刘方平月夜_范文大全

刘方平月夜

【范文精选】刘方平月夜

【范文大全】刘方平月夜

【专家解析】刘方平月夜

【优秀范文】刘方平月夜

范文一:月夜1刘方平 投稿:贺筡筢

更深2月色半人家3,北斗闌干南斗斜4。今夜偏5知春氣暖,蟲聲新6透綠窗紗。

一 作者簡介 月夜1 劉方平

劉方平(生卒年不詳),洛陽(今河南省洛陽市)人。唐開元、天寶年間在世。他一生沒有出仕做官,過着隱居的生活。他的詩多詠物寫景,尤以絕句見長。

二 注釋

1. 《月夜》:一作《夜月》。

2. 更深:指夜深。

更:古代夜間計時的單位。一夜為五更,每更約兩小時。更

深當在三更子夜前後。

3. 半人家:指地面上的景物,一半浸浴在月色裏,一半沉睡在暗

影中,若明若暗。

4. 北斗闌干南斗斜:表示夜深的景象。

北斗、南斗:星名。

160

闌干:即柵欄,以關門的橫欄喻北斗七星在天上排

列的由豎而橫,這時已過子夜,北斗星即將

粵[蘭],[lan4];○漢[lá隱沒。闌:○n]。

5. 偏:偏偏,出乎尋常或意料之外。

6. 新:初,剛。

三 賞析重點

這首吟詠月夜景物的小詩,詩人寫了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用筆細膩,體物入微。

夜已深,一輪明月漸漸西沉,斜斜照着地面上的屋舍,景物或明或暗。這時,北斗星已橫掛在天上,南斗星也斜在西方。今天晚上竟感到有些溫暖,大概是春天臨近了,這是萬物復蘇的訊息,綠窗紗外的蟲鳴聲也開始清晰的傳進屋裏來呢。

詩的前兩句通過星月移位這一靜穆而富有詩意的自然景象來點題,而詩人留戀月色、夜深不寐之情亦由此可見。「更深」說明了時間;一個「半」字寫出地面景物若明若暗,半實半虛。這種明暗、虛實的對比、映襯,突出了月夜的靜謐。「闌干」、「斜」呼應上句的「半」字,月偏則星斜,使人感覺到整個宇宙都浸沉在一片寂靜之中。後兩句寫詩人春夜裏的感受。春天剛剛來臨時,氣溫些微的變化只有敏銳的人才能捕捉到。在這個深夜裏,詩人不僅因氣溫變暖而感到春天的臨近,那一陣陣蟲鳴聲更讓他感受到春回大地,萬物復蘇的生機。詩人用一個「透」字來刻畫蟲聲,彷彿這聲音如 161

春天一般向他走近,具有一種動態之美。蟲聲愈清晰,愈能反襯出夜的寧靜。萬籟俱寂,唯有蟲鳴。

上半首詩因見月色而及星象,下半首詩因聞蟲聲而知春暖,都是互為因果的句法。這首抒寫冬春之交物候變化的詩歌,塑造出一種靜穆清幽的氛圍,把靜境寫得優美動人。

162

【想一想】

1. 假若詩人明晚仍不能入睡,你建議他做些甚麼好幫助他入睡?

2. 夜深不能入睡時,你會做甚麼?會不會欣賞月色?會不會細聽

周圍的聲音?

3. 你覺得自己的觸覺敏銳嗎?試用生活實例加以說明。

163

范文二:月夜刘方平 投稿:武氱氲

【月夜 刘方平】

刘方平(生卒年不详),唐朝河南洛阳人。工诗,善画山水。其诗多咏物写景之作,尤擅绝句,其诗多写闺情、乡思,思想内容较贫弱,但艺术性较高,善于寓情于景,意蕴无穷。其《月夜》 、《春怨》、《新春》、《秋夜泛舟》等都是历代为人传诵的名作。

夜深了,月儿向西落下,院子里只有一半还映照在月光中;横斜的北斗星和倾斜的南斗星挂在天际,快要隐落了。就在这更深人静、夜寒袭人的时候,忽然感到了春天温暖的气息;你听,冬眠后小虫的叫声,第一次透过绿色纱窗传进了屋里。

这首诗写的是月夜中透露出的春意,构思新颖别致。诗人选取了静寂的散发着寒意的月夜为背景,从夜寒中显示出春天的暖意,从静寂中显示出生命的萌动,从几声虫叫引起人们对春回大地的美好联想。

《月夜》写得自然流畅,生趣横溢,洋溢着诗人对春天、对生命的赞颂。“虫声新透绿窗纱”一句,展现诗人捕捉物象的敏锐能独特的审美视角,特别是一个“透”字,写出了“感觉”,可谓传神。

唐诗中,以春和月为题的不少。或咏春景而感怀,或望明月而生情思。此诗写春,不唯不从柳绿桃红之类的事物着笔,反借夜幕将这似乎最具有春天景色特点的事物遮掩起来,写月,也不细描其光影,不感叹其圆缺;而只是在夜色中调进半片月色,这样,夜色不至太浓,月色也不至太明,造成一种蒙胧而和谐的旋律。

此诗首揭“更深”二字,为以下景色的描绘确定了基调,也给全诗笼罩一种特殊氛围。“月色半人家”是“更深”二字的具体化,接下的一句“北斗阑干南斗斜”,是“更深”于夜空的征象,两句一起造成春夜的静穆,意境深邃。月光半照,是因为月轮西斜,诗以星斗阑干为映衬,这就构成两句之间的内在关联。

恬谧的春夜,万物的生息迁化在潜行。“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正是诗人全身心地去体察大自然的契机而得到的佳句。从虫介之微而知寒暖之候,说明诗入有着深厚的乡村生活的根柢。因此。这两句非一般人所能道。没有长期乡村生活经验的入。固然说不出;便是生活在乡村,也并非人人都说得出来。今夜虫鸣,究竟是第一回还是第几回,谁去注意它,这须得有心人。还应该有一颗诗心。一个“新”字,饱含对乡村生活的深情,既是说清新,又有欣悦之意。

诗中说“春气暖”自“今夜”始,表明对节候变化十分敏感,“偏知”一语洋溢着自得之情。写隔窗听到虫声,用“透”。给人以生机勃发的力度感。窗纱的绿色,夜晚是看不出的。这绿意来自诗人内心的盎然春意。至此,我们就可以明白:诗人之所以不描写作为春天表征的鲜明的外在景观。而是借助深夜景色气氛来烘托诗的意境,就是因为这诗得之于诗人的内心。诗人是以一颗纯净的心灵体察自然界的细微变化的。诗的前二句写景物,不着一丝春的色彩.却暗中关合春意,颇具蕴藉之致。第三句的“春气暖”。结句的“虫声”,“绿窗纱”互为映发。于是春意俱足。但这声与色,仍从“意”(感觉)中来。诗人并非唯从“虫声”才知道春气已暖,“春气暖”是诗人对“今夜”的细微感觉,而“虫声”只是与其感觉冥合的一个物候。因此,诗的意蕴是深厚的。构思的新颖别致,决定于感受的独特。

唐代田园诗成为一个重要流派,也不乏名家。然而。能仿佛陶诗一二者并不多见。象本诗这样深得陶体真趣的。就更为寥寥。

范文三:月夜刘方平 投稿:金髭髮

月夜·更深月色半人家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注释

1.更深:古时计算时间,一夜分成五更。更深,夜深了。月色半人家:月光照到人家庭院的一半。

2.北斗、南斗:星宿名。阑干:纵横交错的样子。

3.偏:偏偏,表示出乎意料。

4.新透:第一次透过。

译文

夜深了,月儿向西落下,院子里只有一半还映照在月光中;横斜的北斗星和倾斜的南斗星挂在天际,快要隐落了。就在这更深人静、夜寒袭人的时候,忽然感到了春天温暖的气息;你听,冬眠后小虫的叫声,第一次透过绿色纱窗传进了屋里。

这首

想。

点评

《月夜》写得自然流畅,生趣横溢,洋溢着诗人对春天、对生命的赞颂。“虫声新透绿窗纱”一句,展现诗人捕捉物象的敏锐能独特的审美视角,特别是一个“透”字,写出了“感觉”,可谓传神。 赏析

唐诗中,以春和月为题的不少。或咏春景而感怀,或望明月而生情思。此诗写春,不唯不从柳绿桃红之类的事物着笔,反借夜幕将这似乎最具有春天景色特点的事物遮掩起来,写月,也不细描其光影,不感叹其圆缺;而只是在夜色中调进半片月色,这样,夜色不至太浓,月色也不至太明,造成一种蒙胧而和谐的旋律。

此诗首揭“更深”二字,为以下景色的描绘确定了基调,也给全诗笼罩一种特殊氛围。“月色半人家”是“更深”二字的具体化,接下的一句“北斗阑干南斗斜”,是“更深”于夜空的征象,两句一起造成春夜的静穆,意境深邃。月光半照,是因为月轮西斜,诗以星斗阑干为映衬,这就构成两句之间的内在关联。 恬谧的春夜,万物的生息迁化在潜行。“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正是诗人全身心地去体察大自然的契机而得到的佳句。从虫介之微而知寒暖之候,说明诗入有着深厚的乡村生活的根柢。因此。这两句非一般人所能道。没有长期乡村生活经验的入。固然说不出;便是生活在乡村,也并非人人都说得出来。今夜虫鸣,究竟是第一回还是第几回,谁去注意它,这须得有心人。还应该有一颗诗心。一个“新”字,饱含对乡村生活的深情,既是说清新,又有欣悦之意。

诗中说“春气暖”自“今夜”始,表明对节候变化十分敏感,“偏知”一语洋溢着自得之情。写隔窗听到虫声,用“透”。给人以生机勃发的力度感。窗纱的绿色,夜晚是看不出的。这绿意来自诗人内心的盎然春意。至此,我们就可以明白:诗人之所以不描写作为春天表征的鲜明的外在景观。而是借助深夜景色气氛来烘托诗的意境,就是因为这诗得之于诗人的内心。诗人是以一颗纯净的心灵体察自然界的细微变化的。诗的前二句写景物,不着一丝春的色彩.却暗中关合春意,颇具蕴藉之致。第三句的“春气暖”。结句的“虫声”,“绿窗纱”互为映发。于是春意俱足。但这声与色,仍从“意”(感觉)中来。诗人并非唯从“虫声”才知道春气已暖,“春气暖”是诗人对“今夜”的细微感觉,而“虫声”只是与其感觉冥合的一个物候。因此,诗的意蕴是深厚的。构思的新颖别致,决定于感受的独特。

唐代田园诗成为一个重要流派,也不乏名家。然而。能仿佛陶诗一二者并不多见。象本诗这样深得陶体真趣的。就更为寥寥。 写的是月夜中透露出的春意,构思新颖别致。诗人选取了静寂的散发着寒意的月夜为背景,从夜寒中显示出春天的暖意,从静寂中显示出生命的萌动,从几声虫叫引起人们对春回大地的美好联

范文四:诗与画的联姻――刘方平《月夜》 投稿:梁蕉蕊

  春天,是一年四季中最美好的季节;而初春或早春,则是繁花似锦的春天的先声。如果一个人的青年时代有如春天,那么,初春或早春则是人生的少年了。

  在中国古典诗歌中,抒写初春或早春的名篇佳句不胜枚举。诗人们大都是从花草梅柳等方面着笔,如杜审言《和晋陵陆丞早春游望》的“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如贺知章《咏柳》的“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如白居易《钱塘湖春行》的“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总之,就像宋代张拭的《立春偶成》所说的那样:“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便觉眼前生意满,东风吹水绿参差。”然而,诗人刘方平却力避其同而求其异。他的务求新创的意识,现代心理学称之为“逆向思维”或“求异性思维”。正是由于求异创新,他的《月夜》才让读者获得了耳目一新的惊艳般的喜悦。

  刘方平,生卒年不详,生活于盛唐时代,河南(今河南洛阳)人,匈奴族。高祖政会,是曾封“邢国公”的唐朝开国元勋,祖父与父亲均官居要职。刘方平身为“高干子弟”,又工词赋而善书画,但却于天宝九载(750)应进士不第,于是绝意仕途,隐居颍阳大谷,即今河南颍水以北许昌一带。《全唐诗》中他存诗仅二十六首,并非如今日流行语所说的“著名诗人”。但鲜桃一口,胜过烂杏一筐。他有一些作品令人口颊生香,曾得到时人的赞许。如名诗人李颀就说他“二十工词赋,惟君著美名”(《送刘方平》)。今日的许多唐诗选本,也不敢把他遗忘;如“落日清江里,荆歌艳楚腰。采莲从小惯,十五即乘潮”(《采莲曲》),如“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春怨》。尤其是那首堪称其代表作的《月夜》: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这首绝句,可以说是“想”得也妙,“写”得也妙。想得妙,主要在于它的构思新颖脱俗,能冲破陈旧的咏春模式的藩篱,开创出别有天地的具有新鲜感的艺术世界。因为诗歌的本质是创造的,一篇创造性的佳构,远胜过三千篇雷同的平庸之作;如同一颗晶莹耀眼的珍珠,远胜过沙滩上那成千上万的贝壳。《月夜》不愿重复前人,而是从“虫声新透”这一他人未曾着眼的意象角度落笔,显示了诗人独立创造诗的智慧,给读者带来的是耳目一新的美的享受。至于写得妙,则主要在于它的诗中有画而画中有诗。

  诗与画,有如一对孪生的姐妹,有同样的血缘。丹青与吟咏,妙处两相资。唐诗人王维自称“凤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苏东坡也早就赞许过王维“诗中有画”与“画中有诗”。同是宋代的词人张舜民,他的《画墁集》更是从个别到一般地概括出一个艺术原则:“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诗心中外相通。古罗马诗人贺拉斯说过“诗会像画”;德国十八世纪的美学家莱辛在他的名著《拉奥孔》中,也认为诗是画的“绝不争风吃醋的姐妹”。刘方平的《月夜》正是如此。他本来就是诗人而兼画家,画家讲究线条、色彩、明暗与构图。“更深月色半人家”,是一幅月色朦胧的夜景。庭院人家一半藏在暗影之中,一半露在月光之下,明暗对比强烈;但相对于下一句所描绘的,这却是低景与近景。“北斗阑干南斗斜”转为远景与高景,由地上人家而天上星斗。曹植《善哉行》说:“月没参横,北斗阑干。”“阑干”为横斜之形,将落之貌。“南斗”为二十八宿中的斗星,相对位置在北斗星以下,故称南斗。对北斗与南斗状态的描绘,是全诗的空间布景,也在时间上与上句的“更深”相呼应。“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在第二旬的高景、远景而且是大景的勾勒之后,第三句之“今夜”再一次点明时间,也点醒绝句《月夜》之中的“夜”。同时,诗又由天上而人间,由浩浩的星空而转向首句小小的“人家”,画面也由高远的大景而低平的小景,焦点则是“绿窗纱”这一局部的细景。如果说,诗的前两句是诉之于视觉,有视觉之美,那么,后两句就是诉之于听觉,有听觉之妙。“新透”即“初透”之意,是谁“偏知”春气暖呢?当然首先是对自然界的气温变化有敏锐感受的鸣虫,这是写实,也是拟人。同时,也包括深宵不寐的诗人自己。有谁不期待大地春回呢?有谁不喜爱春光明媚呢?如在目前的鲜明画面之中,蕴含了许多令人品味寻索的言外的诗意。

  苏轼的名作《惠崇二首》之一写道:“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这首题画诗中的“春江水暖鸭先知”,是咏春到人间的名句,名头大过刘方平之作,这大约是苏轼的知名度远远高于刘方平之故吧。其实,刘诗不仅与苏诗异曲同工,而且创作时间早于后者;苏轼说不定还受到过刘方平的启发。两相比较,我更喜欢刘方平此诗。我在城外有一间远离尘嚣的斗室,近在咫尺的青山慷慨地绿在我的窗前,黎明时听鸟鸣嘤嘤,入夜后闻虫声唧唧。特别是早春的月夜,刘方平的《月夜》便远越千年而来,重到也重照我的心头。

  《中华诗词》投稿须知

  一、诗、词、曲作品须符合声韵格律要求,一般不要超过5首。每页均需注明作者姓名、地址、邮编、电话,以便作品发表后及时寄付稿酬。

  二、来稿请用规范简化字,以打印稿为宜。请用A4纸横行书写,书写格式请参照本刊的样式。

  三、稿件引文务必核对准确并注明出处(包括正文、序言、注释中的引文),涉及社会新闻的,亦请注明出处,以增加引文的可馆度,防止引起读者疑惑。对未注明相关事实出处之稿件,本刊不予刊用。

  四、由于本刊人手有限,对不采用的稿件不退稿,请作者和读者鉴谅,并自留底稿。投稿邮寄电邮均可。

  五、本刊对于来稿有修改权,不同意修改者请注明。稿件一经采用即付稿酬并寄赠样刊(短诗1至2首以刊代酬)。本刊对来稿拥有使用权,在本刊编辑出版的其它刊物、书籍中,以及本刊对外推荐稿件时正常使用,不再另付稿酬。

范文五:月夜阅读答案_作者刘方平 投稿:严鋙鋚

作者为唐代文学家刘方平。其全文诗词如下:

更深月色半人家, 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 虫声新透绿窗纱。

[前言]

是唐代诗人刘方平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月夜阅读答案_作者刘方平。这首诗记叙作者对初春月夜气候转暖的独特感受。诗的前二句写景,记叙星月西斜,夜深人静。诗的后二句记所闻、所感,因虫声透过窗纱传来,感到已到春暖时节。诗中描绘了一种优美宁静而富有生机的境界,令人感到物候在变化,又是静美的。

[注释]

⑴更深:古时计算时间,一夜分成五更。更深,夜深了。

⑵月色半人家:月光只照亮了人家房屋的一半,另一半隐藏在黑暗里。月夜阅读答案_作者刘方平。

⑶北斗:在北方天空排列成斗形的七颗亮星。

⑷阑干:这里指横斜的样子。

⑸南斗:有星六颗。在北斗星以南,形似斗,故称“南斗”。

⑹偏知:才知,表示出乎意料。

⑺新:初。新透:第一次透过。

[翻译]

夜静更深,月光只照亮了人家房屋的一半,另一半隐藏在黑夜里。北斗星倾斜了,南斗星也倾斜了。今夜才知春天的来临,因为你听那被树叶映绿的窗纱外,唧唧的虫鸣,头一遭儿传到了屋子里来了。

[赏析]

唐诗中,以春和月为题的不少。或咏春景而感怀,或望明月而生情思。此诗写春,不唯不从柳绿桃红之类的事物着笔,反借夜幕将这似乎最具有春天景色特点的事物遮掩起来,写月,也不细描其光影,不感叹其圆缺;而只是在夜色中调进半片月色,这样,夜色不至太浓,月色也不至太明,造成一种蒙胧而和谐的旋律。

首句的“半人家”是诗中的佳笔,它写出了庄户人家的农舍一半为银白色月晖所包围,而另一半却依然坐落在黑暗中。而组合村庄的大片农舍都是这样一边有光,一边阴暗。如此着色,便使黑者更黑,白者更白,在用光上便能更加突出主体(村落)。这要比让描写的景物全都搽上一层亮色更醒目,也更有艺术美。有不少注本谓“半人家”是指一半人家,倒也能说得通,但诗句却无一点灵气了。“月色半人家”是“更深”二字的具体化,接下的一句“北斗阑干南斗斜”,以互文手法解释,即北斗和南斗都发生了倾斜变化,这样就可看出时间的推移,已从入夜而接近更深了。此是“更深”于夜空的征象,两句一起造成春夜的静穆,意境深邃。月光半照,是因为月轮西斜,诗以星斗阑干为映衬,这就构成两句之间的内在关联。

恬谧的春夜,万物的生息迁化在潜行。“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正是诗人全身心地去体察大自然的契机而得到的佳句,运用了典型示范的笔法来加强春色迷人的主题,其运用的主要意象便是虫声。又有“新透绿窗纱”补加,更给人以清新右爱的感觉。因为这虫声本来已是够清脆悦耳的了,再让它通过“绿窗纱”,似乎将它过滤了一遍,将那些不规整的杂首全都清除掉,剩下的当然全是乐音了。从虫芥之微而知寒暖之候,说明诗人有着深厚的乡村生活的根柢。因此。这两句非一般人所能道。没有长期乡村生活经验的人固然说不出;便是生活在乡村,也并非人人都说得出来。今夜虫鸣,究竟是第一回还是第几回,谁去注意它,这须得有心人,还应该有一颗诗心。一个“新”字,饱含对乡村生活的深情,既是说清新,又有欣悦之意。

诗中说“春气暖”自“今夜”始,表明对节候变化十分敏感,“偏知”一语洋溢着自得之情。写隔窗听到虫声,用“透”。给人以生机勃发的力度感。窗纱的绿色,夜晚是看不出的。这绿意来自诗人内心的盎然春意。诗人之所以不描写作为春天表征的鲜明的外在景观。而是借助深夜景色气氛来烘托诗的意境,就是因为这诗得之于诗人的内心。诗人是以一颗纯净的心灵体察自然界的细微变化的。诗的前二句写景物,不着一丝春的色彩。却暗中关合春意,颇具蕴藉之致。第三句的“春气暖”。结句的“虫声”,“绿窗纱”互为映发。于是春意俱足。但这声与色,仍从“意”(感觉)中来。诗人并非唯从“虫声”才知道春气已暖,“春气暖”是诗人对“今夜”的细微感觉,而“虫声”只是与其感觉冥合的一个物候。如此描写月夜,诗人对季节、时间、空间感受非常敏锐,因此不落俗套,富于创新。由虫声而知春暖春意春至春景,让人的喜悦之情油然而生,诗句构思和艺术表现都见新巧,一感一听,生了一喜,颇具新意。全诗写得自然流畅,生趣横溢,洋溢着诗人对春天、对生命的赞颂。唐代田园诗成为一个重要流派,也不乏名家。然而,能仿佛陶诗一二者并不多见,象本诗这样深得陶体真趣的,就更为寥寥。

分页: 1 2 3

范文六:夜阑静谧中的生命萌动——刘方平《夜月》赏析 投稿:林曋曌

诗 词 赏析 圄

 

穆 的艺 术氛 围 。二 句 “ 北斗 阑  进 。 “ 绿 ”字 亦 可 圈可 点 。本  学 家竺 可 桢 先 生 曾据 此 说 明 平 

干 南斗 斜 ” ,又 把 读 者 的 视 线  来在 夜 晚 ,即 使在 灯 烛 的照耀  地 和 高 山 的气 候 差异 。唐 宋 诗 

由 地 上 引 向 遥 远 的 天 际 。 北  之 下纱 窗 的颜 色 也不 是 十 分鲜  人 笔 下 的物 候 描 写多 写 的 是植 

斗 ,南 斗 , 皆为 星宿 名 。阑 干  明 的 ,可 诗 人 却在 想 象 之 中仿  物 物 候 ,而写 动 物 物候 的却 较  与 下文 的 斜 字 均 为横 斜 之 意 。  

这 句不 仅 显 示 了时 间的 流逝 ,   佛 看 到满 眼 新 绿 的春 天 已经 到  为 少 见 。初 唐 四 杰之 一 的 王 勃  来 ,更 增添 了盎然 的春意 。  

在 《仲 春 郊 外 》 一 诗 中 有 句 

夜 色 已深 ,天 已将 明 ,而 且进 

这 首 诗 在 艺 术 上 最 大 的  云 : “ 鸟 飞 村 觉 曙 ,鱼 戏 水 知 

别 致 。唐 宋 诗 人对 春 天 的描 写  而 且 饶 有情 趣 ,但 却 略显 直 白  

步营造了悠远 而静穆的艺术  特 点是 描 写 春 天 的 角度 新 颖 而  春 。” 虽然 写 的 是 动物 物候 ,  

氛 围 ,为 下 文 写春 暖 作 张 本 。  

  后 两句 “ 今 夜 偏知 春气 暖 ,虫  可 谓 百 花 齐 放 、 多 姿 多 彩 。

外 露 ,缺 少 诗 味 。 而宋 代 大 文 

  “ 不 知 细 叶 谁 裁  豪 苏 轼 的 名句 “ 春 江水 暖 鸭 先  声新 透 绿 纱 窗 ” ,写 俯 察 近 观  有 写 其 形 :

贺  知 ” (《惠崇 春 江 晓景 》 )这  见 闻 。在 这 轻 寒阵 阵 的 早 春季  出 ,二 月春 风 似剪 刀 。 ” (

节 ,在 这 万 籁 俱 寂 、暗 影 重 重  知 章 《咏 柳 》 )有 写 其 色 与  点 诗 意 感受 王 勃 与 刘方 平 早 在 

的深 夜 ,一 般 人是 很 难 体 察 到  味 :   “ 柳 色 黄 金 嫩 ,梨 花 白   几 百 年 前就 表 达 过 了 ,只 是 由   春 天 的气 息 的 。而深 夜 不 寐 ,   雪 香 。 ” (李 白 《宫 中 行 乐  于 王 勃 的这 首 诗 并 不著 名 ,而  其二 》 )有 写其 声 :  “ 春  刘 方 平 的知 名度 又 不 高 ,许 多  或 者过 早 醒 来 的 诗人 却 匠 心独  词 ・ 运 ,以其 敏 锐 的 观察 力 ,捕捉  树 绕 宫墙 ,春 莺 啭曙 光 。欲 惊  唐 诗 选本 没 有 选 刘 诗 ,才 使 他  到 了稍 纵 即 逝 的 春天 的信 息 ,  

啼 暂 断 ,移处 弄 还长 。 ” ( 王  们 的 诗 没 有像 东 坡 诗 那样 广 泛 

因 此显 得 尤 为 可 贵 。 “ 偏知”  

维 《 听宫莺 》)有写其触感 :  

流 传 。 当 然 苏 诗 有 苏 诗 的 特 

语 用得

精 妙 ,语带 双 关 。一 

“ 沾 衣欲 湿杏 花 雨 ,吹面 不 寒  点 ,它 强 调 的是 一 种理 趣 。不 

南 宋 僧 志南 《 绝  过 如 果 从个 人 喜 好 来 说 ,我 还  妙 妙 在 人 对 春 天 可 能 并 不 敏  杨 柳风 。 ” (

感 ,而 虫子 偏 偏 先于 人 感 受 到  句 》 )有 的大 处 挥 洒 :   “ 等 闲  是 更 喜 欢 刘 诗 , 因 为 它 更 新 

了 春天 的温 暖 ,所 以开 始 鸣 叫  识 得 东 风 面 ,万 紫 干 红 总 是  颖 、更细腻 、更 有韵味 。   了 。二妙 妙 在 听 到 虫鸣 的 人 ,   春 。” ( 南 宋朱 熹 《春 日 》 )  

起 初不 知 春 已悄 然来 临 ,听 到  有 的 小处 落墨 :  “ 春 色满 园关  虫 鸣 ,即恍 然 大 悟 。 因为 只 有  不 住 , 一 枝 红 杏 出 墙 来 。 ”  

人 才 能洞 察 万 物 ,故 于 今 夜 察  ( 南宋叶绍翁 《 游 园 不值 》 )   知 春 的到 来 。生命 的萌 动 是 欢  凡 此 种种 ,不 一 而足 。 而刘 方 

快 的 ,充 满 勃 勃 的 生机 ;而 发  平 《 夜 月 》这首 诗 描 写 春天 的  现 生命 的人 又 是欣 喜 的 ,心 中  角度 与众 不 同 ,他 巧 妙地 通 过 

涌 动 着春 潮 一 样 的 诗情 ,这 两  物 候 的 细 微变 化 ,表 达 了 自己  者 皆以 “ 偏 知 ” 加 以绾 结 。尾  对 春 天 的独 特诗 化 感 受 。说 起  旬的 “ 新 ”字 ,是 初次 之 意 ,   诗 中的 物候 描 写 ,最 受 人称 道 

点 明气 候 的动 态 变 化 ,由寒 转  的是 白居 易 的 “ 人 间 四 月芳 菲  暖。 “ 透 ”是 传入 之 意 ,表 明  尽 , 山寺桃 花 始 盛 开 ” (《 大  虫鸣 的清 晰 有 力 ,故 能穿 窗 而  林 寺 桃 花 》 )两 句 诗 ,当代 科 

范文七:唐代诗人刘方平《月夜》一诗的英译品评 投稿:钱坸坹

作者:温中兰马大森

宁波工程学院学报 2010年01期

  中图分类号:H1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7109(2009)03-0001-04

  《唐诗三百首》是一部广为流传的中国唐代古诗选集,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宝贵文学遗产。其诗韵之美蕴涵着中国古代汉语诗歌艺术的精妙与深邃,历来是人们喜爱吟诵的不朽诗篇。因此,忠实地翻译这些唐诗,向世界再现中国古典诗歌的辉煌是一项具有十分重要意义的工作。然而,中国有句古话:诗无达诂。这说明即使我们用通行的汉语去阐释古诗的语言文字尚且无法达诂,更何况由属于另一种文化背景的外国译者用一种外语把汉语古诗翻译出来,其工作之艰难可想而知。尽管如此,国外仍有一些执著的翻译家为唐诗的翻译作出了可敬可佩的努力。其中,美国的汉诗英译家威特·宾纳(Witter Bynnet,1881-1968)就是国外译者中比较有名的一位。宾纳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诗人,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文学事业。在他80多年的文学创作生涯中,出于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他悉心研究汉诗的英译,译过好多中国古诗,包括唐诗三百首的英译。他甚至在翻译汉语古诗的过程中,还不知不觉受其影响,仿照中国古典句式,用英语写下了诸如“Moon Fragrance”(《月香》)这样的诗歌。原诗如下:

  When the moonlight brings to my bed

  A fragrance of cherry blossoms,

  Why do I dream of frost among their petals?

  Why do I dream of winter covering with snow?

  Even their shadows on my windowsill?

  国内有人将该诗汉泽为:

  月光照我床,樱花阵阵香。

  何以花入梦,片片皆有霜?

  何以雪入梦,冬景着银装?

  花影亦入梦,窗前戏月光?

  读后,你定会觉得,他的诗里颇有点中国古诗的意趣。然而,对于他发表的一些汉语古诗译作,我国也有学者批评他“不很懂得中国的文学语言”(孙大雨1997),但我国研究文学翻译的学者常将他的译诗引用,作为汉语古诗英译的研讨素材,见诸书籍报刊,其中的一些译诗还受到了国内译界诗歌评论家的赞扬。譬如,宾纳用英语翻译的唐朝诗人刘方平的七言绝句《月夜》就受到了我国译界前辈张今先生的好评,认为他的这首译诗比国外另一位译家詹尼斯(S.Jenyns)的译作高明了许多(张今1994)。现不揣笔陋,就这首唐诗的原文与宾纳的英译,对这首为人们广泛传诵的古诗作一译评,以就教于学界同仁。

  刘方平是盛唐后期诗人,虽然流传下来的诗作不多,没有什么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但他的绝句却匠心独运,不落俗套,情味隽永,其代表作《月夜》就是唐诗花丛中一朵清新秀美的小花。原诗如下: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而下面则是宾纳根据原作用英语翻译的诗句:

  A Moonlight Night

  When the moon has coloured half the house,

  With the North Star at its height and the South Star setting,

  I can feel the first motions of the warm air of spring

  In the singing of an insect at my green silk window.

  原诗是一首七言绝句,诗人以艺术家特有的敏感,在残冬已尽的月夜,听唧唧虫声,感到春已降临人间,激起内心的无限欢悦之情,因而饱含深情地去描绘蕴含着勃勃生机的月夜景色,给人以宁静清新的美感,传递给读者春光已到的信息。全诗的四行诗句,诗人把它写得清丽流畅,体物入微。诗篇以诗人在夜阑人静、月光斜照庭院时的活动为中心,通过视、听、感展开描绘,使读者随诗进入画的意境。宾纳在理解原诗的基础上,作出译文,较为准确妥帖地表达了原诗的意境。我国有译家认为他的译诗爽快利索,有独到之处。但宾纳的译诗虽然在诗句的形式上和原诗是一致的,都为四行,却依然缺乏汉语古典诗歌的韵味。譬如,原诗的第一句、第二句及最后一句押脚韵,押韵字为家、斜、纱,而译诗却未能体现出这一特色,这似乎又证明了用外语来翻译中国古诗,追求格律严谨的不易。这是因为在韵律层次上,由我国唐代兴起的律诗和绝句,是很讲究平仄的。对唐诗来讲,用平用仄,都要遵照不同的平仄格式,使字有定音,平仄交错,才可构造诗的节奏和旋律,形成诗的音乐美。譬如《月夜》这首绝句,就以平仄为律,即以平声音节(字)和仄声音节(字)的交替对立构成了节奏的起伏。诗中的第一句呈“平平仄仄仄平平”,第二句呈“仄仄平平平仄平”,第三句呈“平仄平平平仄仄”,第四句呈“平平仄仄仄平平”。可见,每个节奏单位收尾的的词(具体说就是每行第二、四、六个字)要求平仄相间,即第二字如果是平声,第四字尽量仄声,第六字又须是平声。每个节奏单位的第一个字(即每行第一、三、五个字)平仄自由,所谓“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是近体诗格律的基础。古汉语单字分阴阳上去入五声,这是汉语的语音特征,它的节奏是以音节体现的(syllable-timed);英语词汇分重读音节和非重读音节,这是英语的语音特征,即英文的节奏是由重音决定的(stress-timed)。两种语言的诗歌各以该语言本身的属性为表现节奏的手段,这是十分自然的。由于汉、英诗歌的韵律各自依据的语音特性不同,尽管都有抑扬顿挫、跌宕起伏的声音效果,但硬要从韵律上取得平与仄同重读与非重读绝对等值的翻译是不现实的,所以汉语古诗的英译就只能打破原诗绝句的平仄格律,按照英诗的相应格律译出汉语古诗的诗意。宾纳的整个译诗就遵循了这个原则,未能因追求音形之美的格律节奏而影响原诗诗意的转达。

  对于原诗的题目《月夜》,宾纳采用了颇为贴切的译法,用A Moonlight Night三个英语单词译出了“那个月色皎洁之夜”,符合原诗《月夜》题名的本意,可与《月夜》的另一种英译A MoonlitNight相契合,是紧扣题面的佳译。原诗第一句烘托出全诗的主题,诗人在窗前眺望,皎洁的月光斜照着半个庭院。这一影象使诗人感到夜已深,明月已经西斜,月光斜照,形象而具体地表明“更深”;“月色半人家”,更进一步清晰地展示月光斜照庭院的情况,这里的一个“半”字,用得十分工巧,它不仅使庭院的空间半明半暗,增强了立体感,而且从时间上来具体地表明更深,这句时空糅合,有一种错综幻化的意趣。宾纳把这一诗句的意味译得到位,他用英语状语从句把月明时分,半个庭院洒上月光的过程用英语现在完成时的时态渲染得动静相宜。译句中的moon,colour和half三个不同词性的英语词汇把原句中诗人的视觉感受较好地体现了出来,在英语读者的审美眼光中,能够引起真切的形象感,不过,原句中的庭院在汉语中是指正房前的院子。泛指院子(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2005)。宾纳在译句中用居住人的house来译庭院,应是不准确的,不妨译为courtyard更贴切。原诗的第二句,诗人的视线由庭院转向无垠的空间——夜空。在那深蓝的夜空中,月亮西移,群星闪烁,引人注目的北斗七星已经横斜,南斗六星也逐渐西倾,星移斗转,正是夜阑时特有的景象。这一句原诗虽然是描绘夜空星移斗转的静景,但却有异常鲜明的动律感。同时,在十分辽阔的立体空间中包含着时间的推移,时空的交错,使人有深遂邈远的审美感受。宾纳为了突出这句诗中包孕的动律感艺术意境,采用了英语“with+宾语+宾语补语”这种通常为句子谓语提供伴随情况的特定结构形式,at短语及分词setting分别作宾补,此种译法表明了夜深月照半院时天空的景象,应该说与原诗的诗意是合拍的。但第二句译文中关于“南斗”的译法,宾纳似觉察到古汉语文化内涵与英语文化的差异,倘若用英文少见罕用的天文术语名称来译“北斗”与“南斗”,他担心读者会觉得枯燥难解,就杜撰了一个the South Star,又为了与之平行对称,把北斗译为the North Star,如此把它们平淡通俗化了,这样求“达”失“信”以解决翻译中的困难,是否得不偿失,难道就无他法译得贴切又好懂?我们以为,宾纳译“北斗”与“南斗”时所存在的顾虑是不必要的,因为在一般汉英读者眼里,对于常听说的天文术语应并不陌生,何况英语里本来就有“北斗”的一般天文术语叫法,不妨就译为“the Big Dipper”或“Seven Stars”,以突出“北斗”表示的“七星”之意,而不必硬译为“the North Star”,仅给人一颗星之感。自然,“南斗”的英译也要把宾纳杜撰的“the South Star”改译为“the Southern Dipper”(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1995),这除了不影响平行对称外,其含义和汉诗表达的南斗六星相符,而非一颗星之意。另外,原诗中的“阑干”为参差错落,指北斗七星已经横斜,南斗六星也逐渐西倾,表明夜间时光已晚,两处星座中群星转移原位。而宾纳的译文通而不切,把the North Star(the Pole Star)一颗孤星,高悬在其最高处(at its height),与原诗中北斗星横斜的景象不合,译文中所展现的月夜景色难给英文读者造成星移斗转的印象,故此句的恰当英译仍须斟酌。

  如果说《月夜》的前两句是诗人在由内到外,由平视而仰视的视觉活动中去描绘月夜景色,去表现一种时空融合的艺术境界。那么,后两句是通过听觉的感应,表现诗人对春回大地的喜悦之情。由于诗人深夜不寐,在这冬尽斗柄横斜的月夜,盼望给大自然带来勃勃生机、使人们精神为之一振的春的降临,因此对物侯些微的变化,诗人的感觉十分敏锐,在诗句中艺术地加以表现。三四两句改变描写角度,侧重从听觉方面去写,但又采用倒叙的手法。本来是听到唧唧虫声而知春暖,却先感到春暖,再以虫声新透窗纱的声响来报知春到人间,诗人的无限惊喜之情也从字里行间流露出来。这两句在艺术构思和艺术表现上都是很新巧的。“今夜偏知春气暖”,表明在此之前诗人尚未感受到,“虫声新透绿窗纱”,说在这以前诗人也还没有听到,这样诗人对春到人间的敏感就十分真切动人。这两句一感一闻的描写,不只是相辅相成,境界全出,而且把春的信息传达给读者,也会启发人们的艺术想像。宾纳在其后两句的译文中,对原诗这两句所表现的时空关系,从句型结构上把它联为一个英语简单句,突出了三四行间的内在因果关系,加之把作为环境陪衬的一二行诗句用状语从句译出,从而轻重层次分明地将全诗组织为一复合句,紧凑得体,诗意凸显。在遣词方面,宾纳做到了有增有略,有的增略甚至还很贴切。譬如,他用first motions(初动)和air of spring(春的气息),以及insect(昆虫)的singing(呜叫)较好地向读者传达了诗中的情致,与虫声相伴的是暖和的“春气”,春气萌动而为诗人所感知,则百花争艳的大好春光也即将展现,这也是原诗中这两句诗应有的艺术特色和应表达出的艺术效果。然而,宾纳在遣词的省略方面,仍有不该略去之处,也有词不尽义之处。譬如,“今夜”,在译句中还是要译为?“this evening”或“tonight”,而不应省去不译。另外,从原诗表现的时空关系来看,三四两句也颇有特点,“今夜偏知春气暖”,写时间,但“春气”也有空间色彩;“虫声新透绿窗纱”,写空间,但“虫声”也带来了属于时间范畴的气候。就听觉感应方面来说,唧唧虫声是自庭院传入室内,但虫声伴随着春气暖的感觉,绿纱窗是虫声所透之处,有视觉感,加上新透的听感,各种感官的活动,给人以节候变化的感知,其艺术表现着重于客观感受,曲折生动,富有创造性。但读宾纳的译句,他也把“今夜偏知春气暖”,改为了“今夜偏觉春气暖”,还是落入了张今(1994)批评詹宁斯此句译文之不足的窠臼,未能表达出诗人对节候细微变化的敏感,不如用英语动词“catch”或“experience”代替“feel”,以表示“to have a feeling that(something)exists or is there,without having direct proof”的客观环境,体现出诗人无意之中所感知的气候变化。再有silk一词,宾纳用它,在英语中只代表丝线及一切丝织物,表意浮泛粗疏。而中国的蚕丝工艺历史悠久,制品名目极为丰富,区别细密,表达精确,这是由于民族文化传统不同对文字所造成的影响而产生的难译,宾纳要深加体会自然不易。但从原诗的最后一句来看,诗人所说的窗纱,在汉语中应是指安装在窗槛上的防虫绳糊窗户等用的纱布、铁纱乃至窗纸。因此宾纳在译句中所用的green-silk window不如用英语的“green-screen”表达得更贴切一些,因为screen在英语中有“a frame holding a fine wire net,put into a window to keep out insects”之意。

  总之,刘方平的这首七绝,看似寻常,实际上颇有意趣,匠心独运,全诗以人的视、听、感为中心,展示描绘,浑然一体,所以成为历代唐诗选本不漏的名篇,那么,英文的译诗也应从这样的艺术构思出发,译出《月夜》的意境效果,宾纳的这首译诗在力求形美而不害意的同时,比较忠实地传递了原诗的含义,但在诗的音、形、意高度融合的整体把握上,似乎仍有本文所论述的不足。这再次证明了国外译家要对汉语古诗的英译做到音、形、意俱佳,还是大有难度的,但朝这个方向努力是译者的责任。综合上述对《月夜》一诗宾纳所作的英译品评,笔者不揣笔陋,试将该诗英译如下,求教学界同仁:

  A Moonlight Night

  In the late night the moon walks half the courtyard of the house,

  The Great Dipper shines crosswise and Southern Dipper leans,

  Tonight I can catch the first motions of the spring breezes,

  The insect's singing voices come in through the green screens.

  收稿日期:2009-05-11

作者介绍:温中兰,女,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外国语分院副院长、副教授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宁波 315100 马大森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宁波 315100

范文八:唐代诗人刘方平《月夜》一诗的英译品评 投稿:方澘澙

第2 l卷 第 3期 

20 0 9年 9月  

宁 波工 程 学 院 学报 

J OURNAL OF NI     NGBO UNI   VERST OF T IY    ECHNOL Y  OG

Vo . l o 3 1 2  N .   S p. 0 9 e t2 0  

唐 代 诗 人刘 方 平《 夜》 月 一诗 的英 译 品评 

温 中 兰 , 大森  马

( 江 大学 宁波 理工 学院 , 浙 宁波 3 5 0 ) 110 

摘  要 : 代 诗 人 刘方 平 的《 夜 > 唐 月 以人 的 视 、 、 为 中心 , 开 描 绘 , 然 一体 , 为 历 代 唐 诗 选 本 不 漏 的名 篇 , 听 感 展 浑 成 那  么 . 文 的译 诗 也 应 从这 样 的艺 术 构 思 出发 , 出意境 效 果 。 美 国 的 汉诗 英 译 家 威 特 ・宾纳 在 翻 译 这 首译 诗 时 , 求 形  英 译 力

美而 不害 义 , 比较 忠实地 把 原 诗 的含 义进 行 了传 递 , 在 诗 的音 、 、 高 度 融 合 的 整体 把 握 上 , 乎 仍 有 不 足 。这 再 次  但 形 意 似

证 明 了国外 译 家要 对 汉 语 古 诗 的 英译 做 到 音 、 、 形 意俱 佳 , 是 大 有 难度 的 , 朝这 个 方 向 努力 是 译 者 的 责任 。 还 但  

关键词 : 特 ・ 纳; 威 宾 汉诗 英译 ; 月 夜); 《 品评 

中图 分 类号 : 1 9 H 5  文 献标 识 码 :   A 文 章编 号 :0 8— 1 9 2 0 ) 3 0 1一 4 1 0 7 0 ( 0 9 o —0 0 O  

《 唐诗 三百首 》 一部 广为流传 的 中国唐代古诗选 集 , 中华 民族 的一 份宝 贵 文学遗 产 。其诗韵 之  是 是

美蕴涵 着中国古代汉 语诗歌 艺术 的精妙 与深邃 , 历来是人们 喜爱 吟诵的不 朽诗篇 。 因此 , 忠实地 翻译这 

些唐诗 , 向世 界再现 中国古典 诗歌 的辉煌 是一项具 有 十分重 要意义 的工作 。然 而 , 中国有 句古话 : 无  诗 达诂 。这 说明 即使我 们用通 行 的汉 语去 阐释古诗 的语言 文字 尚且无 法 达诂 , 何 况 由属 于另一 种文 化  更 背景的外 国译 者用一 种外语 把汉语 古诗 翻译 出来 , 工作之艰 难可 想而之 。尽管 如此 , 其 国外仍有一 些执  著 的翻译 家为唐诗 的翻译 作 出 了可 敬可 佩 的努 力 。其 中 , 国的汉 诗英 译 家 威 特 ・宾纳 ( t r y— 美 Wie B n  t  nr1 8一 1 6 ) e,8 l 9 8 就是 国外译 者 中比较有名 的一位 。宾纳是一 位多才 多艺 的诗 人 , 把 自己的一 生都献  他 给了文 学事业 。在他 8 0多年 的文学 创作生涯 中 , 出于对 中国文化 的热 爱 , 悉心 研究汉诗 的英译 , 过  他 译 好 多中国古诗 , 括唐诗 三百首 的英译 。他甚至 在翻译汉 语古 诗 的过 程 中 , 不

知不 觉受 其影 响 , 照  包 还 仿 中国古 典句式 , 用英语 写下 了诸 如  伽 Farn e ” 《 rga c ( 月香 》 这样 的诗歌 。原诗 如下 : )  

W he  h   o l h  rn s t    d n t e mo n i tb i g  o my be   g

A r g a c   fc e r  l so ,  fa rn e o   h ry b o s ms 

W h   o Id e m  ffo ta o g t i  eas   y d    r a o  r s  m n  herp tl ?

Wh   o Id e m  fwi tr c v rn   t  n w. y d    r a o   n e  o e i g wi s o ' h ?  

Ev n t ers a o   n my wi d wsl? e  h i  h d ws o     n o il 

国内有人 将该诗汉 泽为 :  

月光 照我床 , 花 阵阵香 。 樱   何 以花人梦 , 片片 皆有霜 ?  

何 以雪 人梦 , 景着银 装 ? 冬   花影亦 入梦 , 窗前 戏 月光 ?  

读后 , 你定会觉 得 , 的诗里颇 有点 中国古诗 的意趣 。然 而 , 于 他发 表 的一 些 汉语 古诗译 作 , 他 对 我  国也有学 者批 评他 “ 不很 懂得 中 国的文学语 言 ” 孙大 雨 19 ) 但我 国研究 文 学 翻译 的学 者常 将他 的  ( 97 。 译诗引用 , 为汉语古 诗英译 的研讨 素材 , 作 见诸书籍 报刊 , 中的一 些译 诗 还受 到 了 国内译 界诗 歌评论  其

家 的赞扬 。譬 如 , 宾纳 用英语 翻译 的唐朝诗 人刘方平 的七言绝 句《 月夜 》 受到 了我 国译 界前 辈张今 先  就

生 的好 评 , 认为他 的这首 译诗 比 国外 另一 位译 家 詹尼 斯 ( .Jnn ) S e ys 的译 作 高 明 了许 多 ( 张今 19 )  94 。

现不揣 笔陋 , 就这 首唐诗 的原文 与宾纳 的英译 , 这首为 人们 广泛 传诵 的古 诗 作 一译 评 , 对 以就 教于学 界 

收 稿 日期 :0 9— 5—1 20 0 1  

作 者 简 介 : 中兰 , , 江 大 学 宁 波 理工 学 院 外 国 语 分 院 副院 长 、 教 授  温 女 浙 副

2  

宁 波 工 程 学 院 学 报 

20 0 9年第 3期 

同仁 。  

刘方 平是盛 唐后期诗 人 , 虽然 流传 下来 的诗 作不 多 , 有 什么脍 炙 人 口的名 篇 佳作 , 他 的绝句 却  没 但

匠心独运 , 不落俗 套 , 情味隽 永 , 代表 作《 夜》 是唐诗花 丛 中~ 朵 清新秀 美 的小花 。原诗如 下 : 其 月 就  

更深 月色 半人 家 , 斗阑干南 斗斜 。 北  

今夜 偏知 春气 暖 , 虫声 新透 绿窗纱 。  

而下面则 是宾纳 根据 原作用 英语 翻译 的诗句 :  

A  o n ih   g t M

o lg tNih   W h n t e m o n ha  oo r d h l t e h u e, e  h   o   s c lu e   af h   o s    

W ih t e No   a  tisheg ta d t   o t  trs ti g, t h   ah Stra t  ih   n  he S u h S a  etn  

I c n fe h   rtmoin   ft e wa m  i o  p n     a  e lt e f s  to s o  h   r ar fs r g i   i

I h   i gn   fa  n e ta  y g e n sl   n o   n t e sn ig o   n i s c  tm   r e   i wi d w. k

原诗是一 首七 言绝句 , 诗人 以艺 术家特 有 的敏 感 , 残冬 已尽 的月夜 , 在 听唧 唧虫声 , 到春 已降临人  感

间, 激起 内心的无 限欢悦 之情 , 因而饱 含深情 地去 描绘 蕴含 着勃 勃生 机 的 月夜 景 色 , 给人 以宁静 清新 的 

美感, 传递 给读者 春光 已到 的信 息 。全诗 的 四行诗 句 , 诗人 把它 写 得 清丽 流 畅 , 物人 微 。诗篇 以诗 人  体 在 夜 阑人 静 、 月光斜 照庭 院 时的活动 为 中心 , 过视 、 、 展开 描 绘 , 通 听 感 使读 者 随诗 进入 画的意 境 。宾纳  在 理解原 诗的基础 上 , 出译 文 , 为准 确妥 帖地表达 了原诗 的意境 。我 国有 译 家认 为他 的译诗 爽快利  作 较 索, 有独到 之处 。但宾纳 的译 诗虽然 在诗 句的 形式上 和原 诗是 一致 的 , 为 四行 , 依 然 缺乏 汉语 古典  都 却 诗 歌的韵 味 。譬 如 , 原诗 的第 一句 、 第二 句及最 后一句 押脚韵 , 押韵 字为 家 、 、 , 斜 纱 而译诗 却 未能体现 出  这 一特色 , 这似乎 又证 明 了用外语 来 翻译 中国古诗 , 追求 格律 严谨 的不 易 。这 是 因为 在韵 律 层次 上 ,   由 我 国唐代 兴起 的律 诗 和绝句 , 是很 讲究 平仄 的。对唐 诗来讲 , 用平 用仄 , 都要 遵照 不 同的平仄格 式 , 使字 

有定音 , 仄交错 , 平 才可 构造 诗 的节 奏 和旋律 , 形成诗 的音乐 美 。譬如 《 月夜 》 首绝 句 , 以平 仄为律 , 这 就   即 以平 声音节 ( ) 仄声音 节 ( ) 字 和 字 的交替 对 立 构 成 了节 奏 的起 伏 。诗 中的第 一 句 呈 “ 平平 仄 仄仄 平 

平 ” 第 二句呈 “ , 仄仄平 平平 仄平 ” 第 三句 呈 “ 仄平 平平 仄 仄 ” 第 四句 呈 “ 平 仄 仄 仄平 平 ” , 平 , 平 。可 见 ,  

每个节 奏单位 收尾 的的词 ( 具体 说 就是 每 行第 二 、 、 四 六个 字 ) 要求 平 仄相 问 , 即第 二 字 如果 是平 声 , 第 

四字尽 量仄

声 , 第六 字又 须是平 声 。每 个 节奏 单位 的第一 个 字 ( 即每 行 第一 、 、 三 五个 字 ) 仄 自由 , 平 所 

谓 “ 、 、 不论 、 、 六分 明 ” 是 近体 诗格律 的基础 。古 汉语 单 字分 阴 阳上 去入 五 声 , 是汉 语 的  一 三 五 二 四、 , 这 语 音特征 , 它的节奏 是 以音节 体现 的 (y a l i e ) 英语词 汇分重 读音 节 和非重 读音 节 , sl be—t d ; l m 这是英 语 的  语 音特征 , 即英文 的节奏 是 由重音 决定 的 (t s —t e ) s es i d 。两 种语 言 的诗 歌 各 以该 语 言本 身 的属 性 为  r m 表 现节奏 的手段 , 这是 十分 自然 的。 由于汉 、 诗歌 的韵 律各 自依 据 的语 音 特性 不 同 , 管都 有抑 扬 顿  英 尽 挫、 跌宕起 伏 的声 音效 果 , 硬要从 韵 律上取 得平 与仄 同重读 与非 重 读绝 对 等 值 的 翻译 是不 现 实 的 , 但 所 

以汉语古 诗的英译 就 只能打 破原 诗绝句 的平 仄格律 , 照英 诗 的相 应格 律 译 出汉 语 古 诗 的诗 意。宾 纳  按

的整个译诗 就遵循 了这个原 则 , 未能 因追求音 形之 美的格 律节奏 而影 响原 诗诗意 的转 达 。  

对 于原诗 的题 目《 月夜 》 宾 纳 采 用 了颇 为 贴 切 的译 法 , A Moni t ih 三个 英 语单 词译 出 了 , 用   ol h  g t g N  

“ 那个 月色皎 洁之夜 ” 符合 原诗 《 , 月夜 》 题名 的本意 , 可与 《 月夜 》 的另一 种英 译 A MoniNg t 契合 ,   ol  i 相 t h  

是紧扣 题面 的佳译 。原诗第 一 句烘托 出全诗 的 主题 , 人在窗前 眺望 , 洁 的月 光斜 照着半 个庭 院。这  诗 皎 影 象使诗人 感到夜 已深 , 月 已经 西斜 , 明 月光斜 照 , 象而具 体地表 明 “ 深 ” “ 色半 人家 ” 更 进一  形 更 ;月 ,

步清 晰地展 示月光斜 照庭 院 的 情况 , 里 的 一个 “ ” , 得 十 分 工 巧 , 不 仅使 庭 院 的空 间半 明半  这 半 字 用 它 暗, 增强 了立 体感 , 而且从 时 间上来 具体 地表 明更 深 , 句 时空糅合 , 这 有一 种错 综幻 化 的意趣 。宾纳把这 

诗 句 的意 味译得 到位 , 他用英 语状语 从 句把 月明时分 , 半个庭 院洒 上月 光 的过程 用英语 现在 完成时 的  

时态渲染得 动静 相宜 。译 句 中 的 m o , O U 和 h f三个 不 同词性 的英语 词汇 把原 句 中诗 人 的视觉感  on C1 r O a t 受较好地体 现 了出来 , 在英语 读者 的审 美眼光 中 , 能够 引起 真切 的形象感 , 过 , 句 中的庭 院在汉语 中 不 原   是指正房前 的 院子 。泛 指 院子 ( 中国社会 科

学 院语 言研 究所 词典 编 辑 室 2 0 ) 0 5 。宾 纳在 译句 中用 居住  人的 h ue o s 来译 庭 院 , 应是 不准 确 的 , 防译 为 e u yr 贴 切 。原诗 的第 二 句 , 人 的视 线 由庭 院转  不 o  ̄ ad更 诗

温 中兰 马 大 森 : 唐代 诗人 刘 方 平 < 月夜 》 一诗 的英 译 品 评 

向无垠的空 间—— 夜空 。在那深 蓝的夜 空 中, 月亮 西移 , 星闪烁 , 群 引人 注 目的北 斗七星 已经横 斜 , 南斗  六星也逐渐西倾 , 星移斗转 , 正是 夜阑时 特有的景象 。这一 句原 诗虽 然是 描 绘夜 空 星移 斗转 的静 景 , 但  却有异常鲜 明的动律感 。同时 , 在十分辽 阔的立体 空间 中包含 着时 间 的推移 , 时空 的交 错 , 人有 深遂  使 邈远的审美感受 。宾纳 为了突 出这 句 诗 中包 孕 的动律 感 艺术 意 境 , 采用 了英 语 “ i wt h+宾语 十宾语 补  语” 这种通常为句 子谓语 提供伴 随情况 的特定结构形 式 ,t a 短语及 分 词 stn 分 别作 宾补 , e ig t 此种 译法表  明 了夜深月照半 院时天空 的景象 , 该 说与 原诗 的诗意 是 合拍 的。但 第 二 句译 文 中关 于 “ 斗 ” 应 南 的译 

法, 宾纳似觉察 到古汉语 文化 内涵 与 英语 文 化 的 差异 , 若 用英 文 少 见 罕用 的天 文术 语 名 称来 译 “ 倘 北  斗” 南 斗” 他担 心读 者会 觉得枯燥 难解 , 与“ , 就杜撰 了一 个 teS u  tr又 为 了与之平 行 对称 , 北斗  h  o t Sa , h 把

译为 teN r   t , h  o hSa 如此把 它们平 淡通 俗 化 了 , 样求 “ 失 “ ” t r 这 达” 信 以解 决 翻 译 中 的 困难 , 否得 不偿  是 失, 难道就无他 法译得贴 切又好 懂?我们 以为 , 纳译“ 宾 北斗 ” 南斗 ” 与“ 时所存 在 的顾 虑是 不必要 的 , 因 

为在一 般汉英读者 眼里 , 于常 听说 的天 文术语 应 并不 陌生 , 对 何况 英语 里 本来 就 有 “ 斗” 北 的一 般 天文  术语 叫法 , 不妨就译 为“h  i D p e” “ ee tr” 以突出“ 斗” 示 的“ 星 ” teBg ipr 或 S vnSas ,   北 表 七 之意 , 而不必 硬译 

为“h  o hSa” 仅给人 一颗 星之感 。 自然 , 南 斗” teN r  tr , t “ 的英译也 要把宾纳 杜撰 的“h  o t Sa” teS u  t 改译 为  h r “h o t r Dp e” 北 京外 国语 大学英 语系 19 ) 这除 了不影 响平 行对 称外 , 含义 和汉诗 表达 的  teSuh n ip r ( e  95 , 其 南 斗六星相符 , 而非一颗 星之意 。另外 , 诗 中的 “ 原

阑干 ” 为参 差错 落 , 指北 斗 七 星 已经横 斜 , 斗六 星  南 也逐渐 西倾 , 明夜间时 光已晚 , 表 两处星 座 中群 星 转移原 位 。而宾 纳 的译 文通 而 不 切 , teN r  tr 把 h  o hS   t a (h oeS r一颗 孤 星 , teP l t )  a 高悬在 其最高 处( tt hi t , a i e h) 与原诗 中北斗 星横 斜 的景象 不 合 ,  s g 译文 中所展  现 的月 夜景色难 给英 文读者 造成 星移斗转 的印象 , 此句 的恰 当英译仍 须斟 酌 。 故  

如果说《 月夜》 的前 两 句是诗人 在 由 内到外 , 由平 视而 仰视 的视 觉 活动 中去描 绘 月夜 景 色 , 表现  去 种 时空融合 的艺术 境界 。那么 , 两句是 通过 听觉 的感应 , 现诗人对 春 回大地 的喜悦 之情。 由于诗  后 表

人深夜 不寐 , 在这冬 尽斗柄横 斜 的月夜 , 望给大 自然带 来勃勃 生机 、 人们精 神 为之一振 的春 的降临 , 盼 使  

因此对 物侯 些微 的变化 , 诗人 的感 觉十分敏锐 , 在诗 句 中艺术地 加 以表 现 。三 四两句 改 变描 写角 度 , 侧  重从 听觉方面去写 , 又采用倒 叙 的手法 。本 来是听 到唧 唧虫声 而 知春 暖 , 但 却先 感 到春 暖 , 以虫声 新  再

透窗纱 的声响来报知 春到人 间 , 诗人 的无 限惊喜 之情 也从 字里行 间 流露 出来 。这 两句 在 艺术构 思 和艺  术表现 上都是很新巧 的 。“ 夜偏知 春气暖 ” 表明在 此之前诗人 尚未感 受到 , 虫声新 透绿 窗纱 ” 说在  今 , “ ,

这 以前 诗人也还没有 听到 , 这样 诗人对 春 到人 间 的敏感 就十分真 切动人 。这 两句一感 一 闻的描 写 , 不只 

是相辅相成 , 界全 出 , 境 而且把 春 的信 息传达 给读者 , 也会启 发人 们 的艺 术想 像 。宾 纳在其 后 两句 的译 

文 中, 对原诗这 两句所 表现 的时空关 系 , 从句 型结构上把 它联 为一 个英 语 简单 句 , 出 了三 四行 间 的内  突 在因果关系 , 之把作 为环境 陪衬的一 二行诗句 用状语从句 译 出 , 而轻 重层次 分明地将 全诗组织 为一  加 从 复合句 , 紧凑 得体 , 诗意 凸显 。在遣词 方面 , 纳做 到了有增 有 略 , 的增 略 甚 至还 很贴 切 。譬 如 , 用  宾 有 他 i t o os 初动 ) a  f pig 春 的气息 ) 以及 isc( fs m t n ( r  i 和 i o sr ( r   n , net 昆虫 ) s g g 呜叫 ) 好 地 向读 者传达 了 的 ii ( nn 较   诗中的情致 , 与虫 声相伴 的是暖 和的 “ 气” 春气 萌动而为诗 人所 感知 , 百花 争艳 的 大好春光 也 即将  春 , 则

展现, 这也

是原诗 中这两 句诗应 有的艺术 特色和应 表达 出 的艺术 效果 。然 而 , 宾纳 在 遣词 的省 略方 面 ,   仍 有不该略去之处 , 也有 词不 尽 义 之 处 。譬 如 , 今 夜 ” 在译 句 中还 是 要 译 为 ?“hsee i ” “o “ , ti vnn 或 t.   g  

ngt , ih” 而不应省去 不译 。另 外 , 原诗 表 现 的时 空关 系来 看 , 四两句 也 颇 有特 点 , 今 夜 偏 知春 气  从 三 “ 暖” 写时间 , “ , 但 春气 ” 也有 空间色彩 ; 虫声新 透绿窗纱 ” 写空 间 , “ 声 ” “ , 但 虫 也带 来 了属 于时 间范畴 的  气候 。就听觉感应方 面来说 , 唧虫声 是 自庭 院传人 室 内 , 唧 但虫 声伴 随着 春 气 暖的感 觉 , 绿纱 窗是 虫声  所透之 处 , 有视觉感 , 加上新 透 的听感 , 各种感 官 的活 动 , 给人 以节候 变化 的 感知 , 艺术 表现 着重 于客  其

观感受 , 曲折生动 , 富有创 造性 。但 读 宾纳 的译 句 , 也把 “ 夜偏 知 春气 暖 ” 改 为 了 “ 他 今 , 今夜 偏 觉春 气  暖 ” 还是 落入了张今 ( 9 4 批评詹 宁斯此 旬译文 之不足 的窠 臼 , 能表 达 出诗人对 节 候细微 变化 的敏  , 19 ) 未 感, 不如用英 语动词 “ a h 或 “ x e e c ” ct ”   pr ne 代替 “el 。 c e i fe” 以表示 “oh v   e n  a( o ti ) x t o  t aeaf l gt t sme n e is r   ei h hg s 

i tee w t u h v gdrc pof 的客观环境 , s hr , i o t ai  i t ro”   h   n e  体现 出诗人 无意 之 中所 感知 的气候 变 化 。再 有 sk一  i l

词 , 纳用它 , 宾 在英语 中 只代 表丝线及 一切 丝织物 , 意浮泛粗 疏。而 中 国的蚕 丝工 艺历史悠久 , 品名  表 制 目极 为丰富 , 区别 细密 , 表达精 确 , 这是 由于民族文化传 统不 同对 文字所 造成 的影 响而产生 的难 译 , 宾纳 

4  

宁 波 工 程 学 院 学 报 

20 09年第 3期 

要 深加体会 自然不 易 。但从 原诗 的最 后一句 来看 , 人所 说 的窗纱 , 汉语 中应 是指安 装在 窗槛上 的防  诗 在 虫 绳糊窗户 等用 的纱布 、 铁纱 乃 至 窗 纸 。因此 宾 纳 在译 句 中所 用 的 gen—s kwn o re i   idw不 如 用英 语 的  l

gen—sre ” 达得 更 贴切 一 些 , 为 sre re c n表 e 因 cen在英 语 中有 “ rm   o igaf ewr  e,p t noa af ehl n   n  i n t u  t   a d i e i   总之 , 刘方平 的这首

七绝 , 看似 寻常 , 实际 上颇有意 趣 , 匠心独运 , 全诗 以人 的视 、 、 为 中心 , 听 感 展示 

w no    epo tnet” i w t ke u i c 之意 。 d o  s s   描绘 , 浑然 一体 , 以成 为历 代唐诗 选本 不漏 的名篇 , 么 , 文 的译诗 也 应 从这 样 的艺 术 构思 出发 , 所 那 英 译 

出《 月夜 》 的意境效 果 , 宾纳 的这首译 诗在 力求形 美而 不害意 的 同时 , 比较 忠 实地 传递 了原诗 的含 义 , 但  在诗 的音 、 、 形 意高度 融合 的整体 把握 上 , 似乎 仍有本 文 所论述 的不 足 。这 再 次 证 明 了 国外 译 家要 对汉 

语古诗 的英译 做到音 、 、 俱佳 , 形 意 还是 大有难 度 的 , 但朝 这个 方 向努 力是 译 者 的责 任 。综 合上 述 对《 月  夜》 一诗 宾纳所作 的英 译 品评 , 者不揣 笔 陋 , 笔 试将该 诗英译 如下 , 求教 学界 同仁 :  

A  Mo n ih   o lg t Nih   gt

I  h   ae n g tt e mo n wak   l h   o ry r   ft e h u e, n t e lt  ih  h   o   l shaft e c u t ad o  h   o s  

T e Gr a  p rs i e   r swie a d S u h r   p e  e n   h   e tDipe  h n s c o s s   n   o t en Di p rl a s,

T n g tIc n c t h t   rtmo in   ft e s rn   r e e   o ih   a   ac  he f s  t s o h   p ig b e z s, i o T e is c ’   i gn   oc s c me i h o g  he g e n s re s  h  n e t S sn i g v ie  o  n t r u h t   r e   c e n .

参 考文 献 :  

[ ] al ogn Wie y nr i r p y pgl一  t :/ w .ynf udt n ,r/ ie —bn e  1 P u H na : t r n e Bo r h , ae 2h p/ w w bn e on ao oswt r y nr   t B   ga t i t [] 2 张今 .文 学翻 译 原 理 [ . 封 : 南 大 学 出版 社 ,9 4 M] 开 河 19 .   [] 3 蘅塘 退 士 .唐 诗 三 百首 [ ] 北 京 : z. 中华 书 局 ,0 6 20.   [ ] 钧.翻译 思考 录 [ . 汉 : 北 教 育 出版 社 ,9 8 4许 M] 武 湖 19 .   [ ] 大 雨.古诗 文英 译 集 [ .上 海 外语 教 育 出版 社 ,97  5孙 M] 19 . [] 6 中国 社会 科 学 院语 言 研 究所 词 典 编 辑 室. 代 汉 语 词 典 [ ] 北

京 : 务 印 书 馆 ,05  现 z. 商 20 . [ ] 京 外 国 语 大 学英 语 系. 7北 汉英 词典 [ ] 北 京 : 语 教 学 与研 究 出版 社 ,95  z. 外 19 .

Crtc lRe r s o   i a  ma k   n Engih Tr n lto   fL u Fa g i  ̄ ” M o n ih   g t  i ls   a sa in o   i   n png A  o lg tNih ”

W EN  h n - a   A  Z o g— ln M Da —s n -e 

( I Z e a gU i rt,Nn b , hj n , 1 10 C i ) N T, hj n  nv sy i o Z e a g 3 5 0 , hn   i ei g i a

Ab ta t sr c :Th   o tLi  n p n  ̄ ”A  o n ih   g t e p e  u Fa g i g M o lg tNih ”,u f l i g i  ma ea o n   so   e s s . . ve  no d n  t i g   r u d hi  wn s n e ,i e i。 s wig,h a i   n  e l n e rnga d f ei ng,b c me   n i d s e s b e p r  fe e y a t o o y o  h   ngp er Ista sain e o s a  n ip n a l  ato v r  n h lg   ft e Ta   o ty. t r n lto   s o l i e s   d q tl  i g o ti   rity T   h ud lk wie a e uaey brn   u t a sr . he Ame ia   io o ita d ta sao   itr By n rsrv s s t rc n sn lg s  n  r n lt rW te  n e   tie   f rb t t  e t tc f r a d c re t me n n o   oh i a shei  m  n   o r c  a i g, b th s ta l t n s e   tl i s fiin  n i tr r t  h   s o u  i  rnsai   e ms sil n u c e t i  ne p ei t e o   ng s u d,fr a d on o m  n  me n n   s a whoe On e a d a a n i p o e  o e g   r n ltr i d q a y i  a d ig a ig a    l. c   n   g i  t r v s f r in ta sao s na e u c   n h n l     n ca sc Ch n s  o ty s u d,fr a   e n n   lo eh r o v r i i   r n l tr d t o wo k i tli ls i  i e e p e r  ̄ o n o

m  nd m a i g atg t e ;h we e , t sa ta sao  ̄ u y t  r  nel—     g n l n t i  ie to . e t i h sd r ci n  y

Ke wo d :W itrBy n r y rs te  n e ,Engih ta sain o   n s   o t ,”A  o i h  g ”,ciia  e r  ls  r n lto   fChie e p er y Mo n g tNiht l rtc lr mak

范文九:刘方平《月夜》阅读训练附答案 投稿:严霥霦

【原诗】: 月夜 刘方平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注释】:①更深:深夜。②北斗:指北斗七星。阑干:横斜的样子。南斗:二十八宿之一,有六颗星。③偏知:忽然感到。④新:初。 【阅读训练】: (1)“更深”“阑干”是什么意思?请选择其中一个回答。 (2)“虫声新透绿窗纱”描写了怎样的情景?表达了诗人什么心情? (3)这首诗的语言一直被后人所称道,请分析此诗的语言特点。 (4)有人认为这首词胜在后两句,你同意这种看法吗?为什么? 二: (1)从视角看,诗的前二句是写 ,寥廓天宇,月色空明;后二句是写俯视, , 。 (2)诗歌构思新颖别致,不落窠臼,用语清丽细腻,妙然生趣,请举例说明。 【参考答案】: (1)“更深”是夜深的意思。(“阑干”是横斜的样子。) (2) 诗句描写了蛰虫涌动,春天来临的情景,表达了诗人喜悦(惊奇、喜爱)的心情。 (3)语言清丽、细腻、新颖、隽永,独具一格。 (4)诗的前两句在描绘月夜的静谧方面是成功的,但它所显示的只是月夜的一般特点。诗的高妙之处,就在于作者另辟蹊径,在三、四句展示出了一个独特的、很少为人写过的境界。在静谧的月夜的虫声标志着生命的萌动,万物的复苏。后两句使得全诗构思新颖别致,不落俗套。(意对即可) 二: (1)仰望 大地静谧(夜寒料峭) 虫声新透; (2)初春的虫子也许还很稀少,,但是诗人已经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虫声是生命的萌动,万物的复苏,也令人油然生发出春回大地的美好联想。

范文十:平安夜是几月几号?西方平安夜的由来介绍 投稿:许汍汎

  平安夜(silent night),即圣诞前夕(christmas eve),在大部份基督教社会是圣诞节庆祝节日之一,但现在,由于中西文化的融合,已成为世界性的一个节日。那么平安夜是几月几日呢?XX年的平安夜为12月24日。

  XX年12月24日 农历 十一月十四 平安夜,星期四。

  西方平安夜的由来

  传说耶稣诞生的那一晚,在旷野看守羊群的牧羊人突然听见天上有声音发出,向他们报耶稣降生的消息。据圣经记载,因为耶稣来是要作世人心中的王,因此天使便通过这些牧羊人把消息传给更多的人知道。

  后来,人们为了把耶稣降生的消息传给大家知道,就效仿天使,在平安夜的晚上到处去向人传讲耶稣降生的消息。

  平安夜送平安果,这个习俗据说是中国才有的. 因为中国人比较注重谐音,比如洞房花烛夜,把花生红枣和莲子放在被子下面,寓意"早(枣)生贵子". 平安夜就是圣诞节前夜,圣诞节是12月25日,平安夜就是12月24日夜晚. 苹果的"苹"与平安的"平"同音,于是中国人寓以苹果"平安"的吉祥含义. 于是就有了平安夜送苹果的习俗. 送苹果代表送的人祝福接受平安果的人新的一年平平安安。

  其实每逢圣诞节时,每个国家在饮食方面都是不尽相同的,在平安夜这天吃苹果,是中国人,洋为中用的一种演化。自从苹果被引进到中国后,中国人就给它取了个吉祥的名字叫苹果。因为苹与平同音,有平平安安的寓意。随着一代又一代人,不断的传承,苹果被赋予了更多美好的寓意。现在的苹果,已代表着:平安、健康、快乐的意思。

  自从上个世纪,美国科学家发现,苹果不仅能,有效抑制心血管系统疾病的发生,还能有效降低,血液中的,低密度蛋白胆固醇开始,美国人就开始流行一句话: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这句话传入中国后,深入人心。因此,苹果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

字典词典车辆折旧费车辆折旧费【范文精选】车辆折旧费【专家解析】北京自然知识竞赛北京自然知识竞赛【范文精选】北京自然知识竞赛【专家解析】作文我收获了友谊作文我收获了友谊【范文精选】作文我收获了友谊【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