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选州长原文_范文大全

竞选州长原文

【范文精选】竞选州长原文

【范文大全】竞选州长原文

【专家解析】竞选州长原文

【优秀范文】竞选州长原文

范文一:竞选州长中英文对照 投稿:武罕罖

竞选州长 中英文对照

2009-09-28 来源:www.putclub.com 【】 点击

: 2525

【揭秘】牛人记单词的绝招秘诀!

抓住5个时间点,单词忘不了

RUNNING FOR GOVERNOR

By Mark Twain

A few months ago I was nominated for Governor of the great State of New York, to run against Stewart L. Woodford and John T. Hoffman, on an independent ticket. I somehow felt that I had one prominent advantage over these gentlemen, and that was, good character. It was easy to see by the newspapers, that if ever they had known what it was to bear a good name, that time had gone by. It was plain that in these latter years they had become familiar with all manner of shameful was a muddy undercurrent of discomfort

You have never done one single thing in all your life to be ashamed of -- not one. Look at the newspapers -- look at them and comprehend what sort of characters Woodford and Hoffman are, them.

It was my very thought! I did not sleep a single moment that night. But after all, I could not before:

PERJURY. -- Perhaps, now that Mr. Mark Twain is before the people as a candidate for witnesses, in Wakawak, Cochin China, in 1863, the intent of which perjury was to rob a poor whose suffrages he asks, to clear this matter up. Will he do it?

I thought I should burst with amazement! Such a cruel, heartless charge -- I never had seen Cochin China! I never had beard of Wakawak! I didn't know a plantain patch from a kangaroo! I

did not know what to do. I was crazed and helpless. I let the day slip away without doing anything at all. The next morning the same paper had this -- nothing more:

SIGNIFICANT. -- Mr. Twain, it will be observed, is suggestively silent about the Cochin China perjury.

[Mem. -- During the rest of the campaign this paper never referred to me in any other way than as

Next came the

WANTED TO KNOW. -- Will the new candidate for Governor deign to explain to certain of his fellow-citizens (who are suffering to vote for him!) the little circumstance of his cabin-mates in Montana losing small valuables from time to time, until at last, these things having been

invariably found on Mr. Twain's person or in his

Could anything be more deliberately malicious than that? For I never was in Montana in my life.

[After this, this journal customarily spoke of me as

I got to pick up papers apprehensively -- much as one would lift a desired blanket which he had some idea might have a rattlesnake under it. One day this met my eye:

THE LIE NAILED! -- By the sworn affidavits of Michael O'Flanagan, Esq., of the Five Points, and Mr. Kit Burns and Mr. John Allen, of Water street, it is established that Mr. Mark Twain's vile statement that the lamented grandfather of our noble standard-bearer, John T. Hoffman, was

hanged for highway robbery, is a brutal and gratuitous LIE, without a single shadow of foundation in fact. It is disheartening to virtuous men to see such shameful means resorted to achieve political success as the attacking of the dead in their graves and defiling their honored names with slander. When we think of the anguish this miserable falsehood must cause the innocent relatives and

friends of the deceased, we are almost driven to incite an outraged and insulted public to summary and unlawful vengeance upon the traducer. But no -- let us leave him to the agony of a lacerating conscience -- (though if passion should get the better of the public and in its blind fury they should do the traducer bodily injury, it is but too obvious that no jury could convict and no court punish the perpetrators of the deed).

The ingenious closing sentence had the effect of moving me out of bed with despatch that night, and out at the back door, also, while the

that I never slandered Governor Hoffman's grandfather. More -- I had never even heard of him or mentioned him, up to that day and date.

[I will state, in passing, that the journal above quoted from always referred to me afterward as

The next newspaper article that attracted my attention was the following:

A SWEET CANDIDATE. -- Mark Twain, who was to make such a blighting speech at the mass meeting of the Independents last night, didn't come to time! A telegram from his physician stated that he had been knocked down by a runaway team and his leg broken in two places --

sufferer lying in great agony, and so forth, and so forth, and a lot more bosh of the same sort. And the Independents tried hard to swallow the wretched subterfuge and pretend that they did not know what was the real reason of the absence of the abandoned creature whom they denominate their standard-bearer. A certain man was seen to reel into Mr. Twain's hotel last night in state of beastly intoxication. It is the imperative duty of the Independents to prove that this besotted brute was not Mark Twain himself: We have them at last! This is a case that admits of no shirking. The voice of the people demands in thunder-tones:

It was incredible, absolutely incredible, for a moment, that it was really my name that was coupled with this disgraceful suspicion. Three long years had passed over my head since I had tasted ale, beer, wine, or liquor of any kind.

[It shows what effect the times were having on me when I say that I saw myself confidently dubbed

notwithstanding I knew that with monotonous fidelity the paper would go on calling me so to the very end.]

By this time anonymous letters were getting to be an important part of my mail matter. This form was common:

How about that old woman you kicked of...

POL PRY.

And this:

There is things which you have done which is unbeknown to anybody but me. You better trot out a few dollars to yours truly or you'll hear thro' the papers from…

HANDY ANDY.

That is about the idea. I could continue them till the reader was surfeited, if desirable.

Shortly the principal Republican journal

[In this way I acquired two additional names:

By this time there had grown to be such a clamor for an

BEHOLD THE MAN! -- The Independent candidate still maintains Silence. Because he dare not speak. Every accusation against him has been amply proved, and they have been endorsed and re-endorsed by his own eloquent silence till at this day he stands forever convicted. Look upon your candidate, Independents! Look upon the Infamous Perjurer! The Montana Thief! The

Body-Snatcher! Contemplate your incarnate Delirium Tremens! Your Filthy Corruptionist! Your Loath some Embracer! Gaze upon him -- ponder him well -- and then say if you can give your honest votes to a creature who has earned this dismal array of titles by his hideous crimes, and dares not open his mouth in denial of any one of them!

There was no possible way of getting out of it, and so, in deep humiliation, I set about

preparing to

I gave up. I hauled down my colors and surrendered. I was not equal to the requirements of a Gubernatorial campaign in the State of New York, and so I sent in my withdrawal from the candidacy, and in bitterness of spirit signed it,

几个月之前,我被提名为纽约州州长候选人,代表独立党与斯坦华脱·勒·伍福特先生和约翰·特·霍夫曼先生竞选。我总觉得自己有超过这两位先生的显著的优点,那就是我的名声好。从报上容易看出:如果说这两位先生也曾知道爱护名声的好处,那是以往的事。近几年来,他们显然已将各种无耻罪行视为家常便饭。当时,我虽然对自己的长处暗自庆幸,但是一想到我自己的名字得和这些人的名字混在一起到处传播,总有一股不安的混浊潜流在我愉快心情的深处“翻搅”。我心里越来越不安,最后我给祖母写了封信,把这件事告诉她。她很快给

我回了信,而且信写得很严峻,她说:“你生平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人的事——一件也没有做过。你看看报纸吧——一看就会明白伍福特和霍夫曼先生是一种什么样子的人,然后再看你愿不愿意把自己降低到他们那样的水平,跟他们一起竞选。”

这也正是我的想法!那晚我一夜没合眼。但我毕竟不能打退堂鼓。我已经完全卷进去了,只好战斗下去。

当我一边吃早饭,一边无精打采地翻阅报纸时,看到这样一段消息,说实在话,我以前还从来没有这样惊慌失措过:

“伪证罪——那就是1863年,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证明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靠着活命的唯一资源。现在马克·吐温先生既然在众人面前出来竞选州长,那么他或许可以屈尊解释一下如下事情的经过。吐温先生不管是对自己或是对要求投票选举他的伟大人民,都有责任澄清此事的真相。他愿意这样做吗?”

我当时惊愕不已!竟有这样一种残酷无情的指控。我从来就没有到过交趾支那!我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瓦卡瓦克!我也不知道什么香蕉种植地,正如我不知道什么是袋鼠一样!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我简直要发疯了,却又毫无办法。那一天我什么事情也没做,就让日子白白溜过去了。第二天早晨,这家报纸再没说别的什么,只有这么一句话:

“意味深长——大家都会注意到:吐温先生对交趾支那伪证案一事一直发人深省地保持缄默。”

〔备忘——在这场竞选运动中,这家报纸以后但凡提到我时,必称“臭名昭著的伪证犯吐温”。〕

接着是《新闻报》,登了这样一段话:

“需要查清——是否请新州长候选人向急于等着要投他票的同胞们解释一下以下一件小事?那就是吐温先生在蒙大拿州野营时,与他住在同一帐篷的伙伴经常丢失小东西,后来这些东西一件不少地都从吐温先生身上或“箱子”(即他卷藏杂物的报纸)里发现了。大家为他着想,不得不对他进行友好的告诫,在他身上涂满柏油,粘上羽毛,叫他坐木杠①,把他撵出去,并劝告他让出铺位,从此别再回来。他愿意解释这件事吗?”

难道还有比这种控告用心更加险恶的吗?我这辈子根本就没有到过蒙大拿州呀。 〔此后,这家报纸照例叫我做“蒙大拿的小偷吐温”。〕

于是,我开始变得一拿起报纸就有些提心吊胆起来,正如同你想睡觉时拿起一床毯子,可总是不放心,生怕那里面有条蛇似的。有一天,我看到这么一段消息:

“谎言已被揭穿!——根据五方位区的密凯尔·奥弗拉纳根先生、华脱街的吉特·彭斯先生和约翰·艾伦先生三位的宣誓证书,现已证实:马克·吐温先生曾恶毒声称我们尊贵的领袖约翰·特·霍夫曼的祖父曾因拦路抢劫而被处绞刑一说,纯属粗暴无理之谎言,毫无事实根据。他毁谤亡人,以谰言玷污其美名,用这种下流手段来达到政治上的成功,使有道德之人甚为沮丧。当我们想到这一卑劣谎言必然会使死者无辜的亲友蒙受极大悲痛时,几乎要被迫煽动起被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立即对诽谤者施以非法的报复。但是我们不这样!还是让他去因受良心谴责而感到痛苦吧。(不过,如果公众义愤填膺,盲目胡来,对诽谤者进行人身伤害,很明显,陪审员不可能对此事件的凶手们定罪,法庭也不可能对他们加以惩罚。)”

最后这句巧妙的话很起作用,当天晚上当“被伤害和被侮辱的公众”从前进来时,吓得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从后门溜走。他们义愤填膺,来时捣毁家具和门窗,走时把能拿动的财物统统带走。然而,我可以手按《圣经》起誓:我从没诽谤过霍夫曼州长的祖父。而且直到那天为止,我从没听人说起过他,我自己也没提到过他。

〔顺便说一句,刊登上述新闻的那家报纸此后总是称我为“拐尸犯吐温”。〕

引起我注意的下一篇报上的文章是下面这段:

“好个候选人——马克·吐温先生原定于昨晚独立党民众大会上作一次损伤对方的演说,却未履行其义务。他的医生打电报来称他被几匹狂奔的拉车的马撞倒,腿部两处负伤——卧床不起,痛苦难言等等,以及许多诸如此类的废话。独立党的党员们只好竭力听信这一拙劣的托词,假装不知道他们提名为候选人的这个放荡不羁的家伙未曾出席大会的真正原因。

有人见到,昨晚有一个人喝得酩酊大醉,摇摇晃晃地走进吐温先生下榻的旅馆。独立党人责无旁贷须证明那个醉鬼并非马克·吐温本人。这一下我们终于把他们抓住了。此事不容避而不答。人民以雷鸣般的呼声询问:„那人是谁?‟”

我的名字真的与这个丢脸的嫌疑联在一起,这是不可思议的,绝对地不可思议。我已经有整整三年没有喝过啤酒、葡萄酒或任何一种酒了。

〔这家报纸在下一期上大胆地称我为“酒疯子吐温先生”,而且我知道,它会一直这样称呼下去,但我当时看了竟毫无痛苦,足见这种局势对我有多大的影响。〕

那时我所收到的邮件中,匿名信占了重要的部分。那些信一般是这样写的:

“被你从你寓所门口一脚踢开的那个要饭的老婆婆,现在怎么样了?”

好管闲事者

也有这样写的:

“你干的一些事,除我之外没人知道,你最好拿出几块钱来孝敬鄙人,不然,报上有你好看的。”

惹不起

大致就是这类内容。如果还想听,我可以继续引用下去,直到使读者恶心。

不久,共和党的主要报纸“宣判”我犯了大规模的贿赂罪,而民主党最主要的报纸则把一桩大肆渲染敲诈案件硬“栽”在我头上。

〔这样,我又得到了两个头衔:“肮脏的贿赂犯吐温”和“令人恶心的讹诈犯吐温”。〕

这时候舆论哗然,纷纷要我“答复”所有对我提出的那些可怕的指控。这就使得我们党的报刊主编和领袖们都说,我如果再沉默不语,我的政治生命就要给毁了。好像要使他们的控诉更为迫切似的,就在第二天,一家报纸登了这样一段话:

“明察此人!独立党这位候选人至今默不吭声。因为他不敢说话。对他的每条控告都有证据,并且那种足以说明问题的沉默一再承认了他的罪状,现在他永远翻不了案了。独立党的党员们,看看你们这位候选人吧!看看这位声名狼藉的伪证犯!这位蒙大拿的小偷!这位拐尸犯!好好看一看你们这个具体化的酒疯子!你们这位肮脏的贿赂犯!你们这位令人恶心的讹诈犯!你们盯住他好好看一看,好好想一想——这个家伙犯下了这么可怕的罪行,得了这么一连串倒霉的称号,而且一条也不敢予以否认,看你们是否还愿意把自己公正的选票投给他!” 我无法摆脱这种困境,只得深怀耻辱,准备着手“答复”那一大堆毫无根据的指控和卑鄙下流的谎言。但是我始终没有完成这个任务,因为就在第二天,有一家报纸登出一个新的恐怖案件,再次对我进行恶意中伤,说因一家疯人院妨碍我家的人看风景,我就将这座疯人院烧掉,把院里的病人统统烧死了,这使我万分惊慌。接着又是一个控告,说我为了吞占我叔父的财产而将他毒死,并且要求立即挖开坟墓验尸。这使我几乎陷入了精神错乱的境地。在这些控告之上,还有人竟控告我在负责育婴堂事务时雇用老掉了牙的、昏庸的亲戚给育婴堂做饭。我拿不定主意了——真的拿不定主意了。最后,党派斗争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自然而然的高潮:有人教唆9个刚刚在学走路的包括各种不同肤色、穿着各种各样的破烂衣服的小孩,冲到一次民众大会的讲台上来,紧紧抱住我的双腿,叫我做爸爸!

我放弃了竞选。我降下旗帜投降。我不够竞选纽约州州长运动所要求的条件,所以,我呈递上退出候选人的声明,并怀着痛苦的心情签上我的名字:

“你忠实的朋友,过去是正派人,现在却成了伪证犯、小偷、拐尸犯、酒疯子、贿赂犯和讹诈犯的马克·吐温。”

范文二:竞选草原长 投稿:林荏荐

羊历3029年,青青草原的草原长包包大人即将退休,青青草原要竞选出下一任的草原长啦!

  经过了几轮你追我赶的激烈竞选,聪明的喜羊羊和号称草原大王和号称“草原大王”的灰太狼经过层层竞争,笑到了最后,它们两个进入了总决赛。

  总决赛在羊村礼堂举行。羊村礼堂人山人海、座无虚席,主持人包包大人说:“比赛分为三局,采用三局两胜制,谁赢了谁就可以担任草原长了。比赛的第一项是谁能用100元买最多的西瓜,谁买得多谁就赢一局。”灰太狼和喜羊羊来到了两家专门批发西瓜的市场。只见一边的价格是每斤1。5元,另一边的价格是每斤2元,买满10斤送5斤。喜羊羊来到了那家每斤2元的批发市场。灰太狼看到这样的清形哈哈大笑:“这小笨羊跑到贵的市场去了,这么明显的价格都看错,真是笑死我了!”然后它就走向每斤1。5元的那家批发市场。喜羊羊一边走一边想:我买50斤西瓜刚好100元,再加上送的25斤,一共75斤。而灰太狼最终只能买到66斤,还有1块钱就浪费了。75斤大于66斤,所以这一局我赢定了。果然不出喜羊羊所料,这一局喜羊羊赢了。灰太狼听到这个消息后,气急败坏,冲上去想把喜羊羊抓起来。喜羊羊机灵地躲到一旁,灰太狼急忙向左转,幸好没受伤。灰太狼气急败坏地说:“可恶的喜羊羊。”喜羊羊向他做了个鬼脸,走开了。

  第二局的比赛开始了。包包大人说:”这一局比武力,谁先把对方打到红线外,谁就赢一局。”恼怒成凶的灰太狼说:“喜羊羊你等着瞧吧!”灰太狼向喜羊羊发起了攻击,喜羊羊刚开始还顽强抵抗,不一会就落在下风了。灰太狼说:“喜羊羊,草原长我做定了!”灰太狼再次发起了进攻,喜羊羊被打出了红线外。这一局,灰太狼赢了。灰太狼得意地唱起了歌:别看我就是一只狼,狼儿的聪明难以想象……灰太狼毫不犹豫地说:“哈哈,草原长我灰太狼做定了,我要吃很多很多羊。”喜羊羊并没有为此丧气,心想:“还有一局呢!现在一比一打平,下一局要是我赢了,我就能当上草原长了,加油!( 书村网 www.mcqyy.com )

  第三局的比赛开始了。这可是关键的一局,决定谁能当上草原长。包包大人说:“这一局比跑步,不得穿钉鞋、暴走鞋,否则取消比赛资格。谁先跑完谁就赢。”跑步可是喜羊羊的拿手好戏。谁知灰太狼竟然在休息时间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老婆红太狼,叫她送一双暴走鞋来。红太狼凭着平底锅闯进了赛场,把暴走鞋拿给了灰太狼。灰太狼偷偷穿上暴走鞋,开始跑步。包包大人通过监控看到灰太狼偷穿暴走鞋,偷偷跟在灰太狼的后面。包包大人伸出鼻子,把灰太狼卷了起来。因为灰太狼偷穿暴走鞋,违反了规定。所以这一局喜羊羊赢了。

  喜羊羊担任了草原长。灰太狼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因为他怕喜羊羊把它扔到空中监狱去,青青草原的居民们从此过上了幸福欢乐的生活。

    广东深圳平湖中心小学五年级:李文韬

范文三:从关联理论角度解析《竞选州长》英文原版中的幽默 投稿:袁宍宎

摘 要: 马克·吐温是世界文明的幽默大师,其短片小说《竞选州长》以幽默夸张讽刺著称。从关联理论角度欣赏,推敲其幽默的形成,必定是一件在理论和实践上十分有意义的事情:有利于作品的理解欣赏和英美文学课程教学。  关键词: 关联理论 小说《竞选州长》 英文原版 幽默  一、关联理论相关内容  由于人们做任何事情都力图以最小的付出取得最大的收益,因此在认知或理解语言信息时总是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依据关联这个原则。Human have an automatic tendency to maximize relevance(W & S,2004).[1]有的中国语言学家把“关联理论(Relevance theory)”也译成“相关理论”[2]。因此关联也可以理解为指语言信息的相关性。语境效果和认知心力是影响关联程度的两个重要因素。关联度与语境效果成正比,与心力成反比。当然没有语境效果就没有关联。语境效果就是新的认知假设与现存的认知假设相互作用:强化或清除现成的语境假设,或者与之融为一体,并产生新的语境含义。(S & W,1994)[3]关联又分为最大关联和最佳关联。人们总是假定交际信息具有最佳关联性(optimal relevance),交际认知总是自动最大关联化。明示刺激信息值得信息接收人付出努力进行加工处理并且是和交际人的能力和偏好相容这两个假设前提最大关联的基础。  二、相关幽默理论简述  《现代汉语词典》将幽默定义为:“有趣可笑而意味深长。”[4]幽默语言共有五大特征:不协调性、不一致性、失败—胜利性、奇巧得体性、反常规性[5]。关于幽默的理论很多。现在比较流行和有影响力的就是乖讹理论(incongruity theory)。这是一种从认知的角度研究幽默的理论,“乖讹”就是不对称、不协调的意思。人们之所以发笑,几乎都是因为事情突破常规。幽默就是乖讹的形成和化解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们轻松地领悟“荒谬”,并且感悟出信息发出者的所欲表达的真谛。  三、《竞选州长》中的幽默解析  在这部名著中,一个作风正派自以为在竞选中因为自己身上没有劣迹而占优势的老实人在参选后,遭受各种各样的无耻诽谤,几乎成了一个“罪大恶极、无恶不作的人”,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自由竞选”、““民主政治”不过是资产阶级政客不择手段争权夺利和残酷斗争的遮羞布。《竞选州长》家喻户晓,影响深远。各种译本甚多,现将其英文原版中的幽默片段精选出来用关联理论加以分析。  首次突然受到莫须有的诽谤,万分震惊,作者变得疯狂无助。  I thought I should burst with amazement! Such a cruel,heartless charge——I never had seen Cochin China!I never had beard of Wakawak!I didn’t know a plantain patch from a kangaroo!I did not know what to do.I was crazed and helpless.[6]1  文中写到对自己遭受的无中生有的诽谤非常惊愕,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去过所指控的地方。甚至说:“I didn’t know a plantain patch from a kangaroo!”意思是把“香蕉园”和“袋鼠”都区分不开来,这种与常理相矛盾的荒谬事情导致了乖讹的出现。信息接受者根据前文的信息,最大关联地进行明示推理一般不会想到他会“傻”到连“香蕉园”和“袋鼠”都区分不开来,于是就需要费更多的心力以求感悟,最后二次心力产生了作用,乖讹消除,不协调变得协调,读者不禁因顿悟而轻松一笑,领会了作者的交际目的:幽默夸张地讽刺政客们不择手段、争权夺利、无中生有,恶意诽谤他人。  报纸的无端指责,使作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作者写道:  I got to picking up papers apprehensively—much as one would lift a desired blanket which he had some idea might have a rattlesnake under it”。[6]2  在这里“apprehensive”是“担心,忧虑”的意思。破折号前面的明示信息使读者会想到主人翁会相当害怕,期待着进一步的信息,通常情况下,根据人们明示推理常规定势难以想到作者把恐惧的心理和响尾蛇联系起来。认知期待和“rattlesnake”这种剧毒的尾部能发出响亮可怕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的毒蛇相矛盾,形成了乖讹。读者根据后文的信息二度推理顿悟了响尾蛇和他惊恐的联系:有意风趣幽默地夸张来加深读者关于作者惊恐的印象。  And at last,as a due and fitting climax to the shameless persecution that party rancor had inflicted upon me,nine little toddling children of all shades of color and degrees of raggedness were taught to rush on to the platform at a public meeting and clasp me around the legs and call me PA![6]3  本片段提供的语境信息是:最后,无耻迫害(shameless persecution)达到了预期的(due)高潮:有人教唆9个刚刚在学走路(toddling)的不同肤色、穿着各种各样的破烂衣服(raggedness)的小孩,冲上民众大会讲台(platform),紧紧抱住作者的双腿,叫他爸爸。(PA)然而,百科知识构成人的认知语境的一部分,根据常识即使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也不可能有九个非婚生的肤色各不相同(all shades of color)的孩子把他叫爸爸,更不可能都是刚学会走路(年龄相同)的孩子把他叫爸爸。这里的夸张构成巨大的乖讹(不可能、不和谐、与实际相互矛盾),于是作者又费心力,结合前后文进行再一次的明示推理思维活动,使起初的不协调在作者的深意中得到协调:作者是想说无耻的诽谤简直是荒谬透顶。读者心力的回报就是会心地大笑,最佳关联和交际目的实现。

范文四:从关联理论角度解析《竞选州长》英文原版中的幽默 投稿:尹坪坫

从关联理论角度解析《竞选州长》英文原版中的幽默

作者:魏波 杨维琴 童修文 何婧媛

来源:《考试周刊》2012年第44期

摘 要: 马克·吐温是世界文明的幽默大师,其短片小说《竞选州长》以幽默夸张讽刺著称。从关联理论角度欣赏,推敲其幽默的形成,必定是一件在理论和实践上十分有意义的事情:有利于作品的理解欣赏和英美文学课程教学。

关键词: 关联理论 小说《竞选州长》 英文原版 幽默

一、关联理论相关内容

由于人们做任何事情都力图以最小的付出取得最大的收益,因此在认知或理解语言信息时总是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依据关联这个原则。Human have an automatic tendency to maximize relevance(W & S,2004).[1]有的中国语言学家把“关联理论(Relevance theory)”也译成“相关理论”[2]。因此关联也可以理解为指语言信息的相关性。语境效果和认知心力是影响关联程度的两个重要因素。关联度与语境效果成正比,与心力成反比。当然没有语境效果就没有关联。语境效果就是新的认知假设与现存的认知假设相互作用:强化或清除现成的语境假设,或者与之融为一体,并产生新的语境含义。(S & W,1994)[3]关联又分为最大关联和最佳关联。人们总是假定交际信息具有最佳关联性(optimal relevance),交际认知总是自动最大关联化。明示刺激信息值得信息接收人付出努力进行加工处理并且是和交际人的能力和偏好相容这两个假设前提最大关联的基础。

二、相关幽默理论简述

《现代汉语词典》将幽默定义为:“有趣可笑而意味深长。”[4]幽默语言共有五大特征:不协调性、不一致性、失败—胜利性、奇巧得体性、反常规性[5]。关于幽默的理论很多。现在比较流行和有影响力的就是乖讹理论(incongruity theory)。这是一种从认知的角度研究幽默的理论,“乖讹”就是不对称、不协调的意思。人们之所以发笑,几乎都是因为事情突破常规。幽默就是乖讹的形成和化解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人们轻松地领悟“荒谬”,并且感悟出信息发出者的所欲表达的真谛。

三、《竞选州长》中的幽默解析

在这部名著中,一个作风正派自以为在竞选中因为自己身上没有劣迹而占优势的老实人在参选后,遭受各种各样的无耻诽谤,几乎成了一个“罪大恶极、无恶不作的人”,深刻揭示了资本主义“自由竞选”、““民主政治”不过是资产阶级政客不择手段争权夺利和残酷斗争的遮羞

布。《竞选州长》家喻户晓,影响深远。各种译本甚多,现将其英文原版中的幽默片段精选出来用关联理论加以分析。

首次突然受到莫须有的诽谤,万分震惊,作者变得疯狂无助。

I thought I should burst with amazement! Such a cruel,heartless charge——I never had seen Cochin China!I never had beard of Wakawak!I didn’t know a plantain patch from a kangaroo!I did not know what to do.I was crazed and helpless.[6]1

文中写到对自己遭受的无中生有的诽谤非常惊愕,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去过所指控的地方。甚至说:“I didn’t know a plantain patch from a kangaroo!”意思是把“香蕉园”和“袋鼠”都区分不开来,这种与常理相矛盾的荒谬事情导致了乖讹的出现。信息接受者根据前文的信息,最大关联地进行明示推理一般不会想到他会“傻”到连“香蕉园”和“袋鼠”都区分不开来,于是就需要费更多的心力以求感悟,最后二次心力产生了作用,乖讹消除,不协调变得协调,读者不禁因顿悟而轻松一笑,领会了作者的交际目的:幽默夸张地讽刺政客们不择手段、争权夺利、无中生有,恶意诽谤他人。

报纸的无端指责,使作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作者写道:

I got to picking up papers apprehensively—much as one would lift a desired blanket which he had some idea might have a rattlesnake under it”。[6]2

在这里“apprehensive”是“担心,忧虑”的意思。破折号前面的明示信息使读者会想到主人翁会相当害怕,期待着进一步的信息,通常情况下,根据人们明示推理常规定势难以想到作者把恐惧的心理和响尾蛇联系起来。认知期待和“rattlesnake”这种剧毒的尾部能发出响亮可怕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的毒蛇相矛盾,形成了乖讹。读者根据后文的信息二度推理顿悟了响尾蛇和他惊恐的联系:有意风趣幽默地夸张来加深读者关于作者惊恐的印象。

And at last,as a due and fitting climax to the shameless persecution that party rancor had

inflicted upon me,nine little toddling children of all shades of color and degrees of raggedness were taught to rush on to the platform at a public meeting and clasp me around the legs and call me PA![6]3

本片段提供的语境信息是:最后,无耻迫害(shameless persecution)达到了预期的

(due)高潮:有人教唆9个刚刚在学走路(toddling)的不同肤色、穿着各种各样的破烂衣服(raggedness)的小孩,冲上民众大会讲台(platform),紧紧抱住作者的双腿,叫他爸爸。(PA)然而,百科知识构成人的认知语境的一部分,根据常识即使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也不可能有九个非婚生的肤色各不相同(all shades of color)的孩子把他叫爸爸,更不可能都是刚学会走路(年龄相同)的孩子把他叫爸爸。这里的夸张构成巨大的乖讹(不可能、不和谐、与实际相互矛盾),于是作者又费心力,结合前后文进行再一次的明示推理思维活动,使起初的

不协调在作者的深意中得到协调:作者是想说无耻的诽谤简直是荒谬透顶。读者心力的回报就是会心地大笑,最佳关联和交际目的实现。

四、结语

综上所述,“Laughter arises from the view of two or inconsistent,unsuitable,or incongruous parts or circumstances,considered as united in one complex object or assemblage”(Attardo,1997)[7].从关联理论的角度来讲,理解幽默往往需要人们付出更多的心力,使原来的不协调变得协调,使矛盾得到解决,而这些付出所获得的回报就是幽默感,就是对信息发出者的精心用词、意味深长的表达的回味。同时自我的价值观、人生观也得到潜移默化的改造。幽默信息虽然夸张甚至“荒谬”,却是有价值的,和人的认知能力和偏好是相容的。幽默认知理解过程就是由最大关联到最佳关联,同时实现交际目的的过程。幽默的交际目的就是令人发笑的方式揭示事物的真谛。

参考文献:

[1]Sperber,Dan,Wilson,Deirder.Relevance Theory,in L Horn and G Ward(eds.),Handbook of Pragmatics[M].Oxford:Blackwell,2004.

[2]熊雪亮.认知语用学楷论[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

[3]Sperber,Dan,Wilson,Deirdre.Relevance and understanding,in Cs Brown,etl.(eds.),Language and Understanding[M].Shanghai: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1994.

[4]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

[5]王金玲.论幽默语言的特征与技巧[J].外语学刊,2002.

[6]Neider,C..The Complete Short Stories of Mark Twain.New York:Bantam Books,1957.

[7]Attardo,Salvatore.The semantic foundations of cognitive theories of humor[J].In:Humor.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umor Research,1997,VOL10,(4):395-420.

范文五:[优秀作文]读《竞选州长》有感 投稿:胡薦薧

虽然以前听语文老师讲过这篇小说的大意,但是我总希望能够亲自看一看。在这个暑假中,我终于如愿以偿,读了《竞选州长》。它同样是马克·吐温的一篇“讽刺之作”。

马克·吐温是一个名声不错的独立党的纽约州州长的候选人,与斯图阿特·伍德福“先生”和约翰·霍夫曼“先生”竞选。称他们为“先生”已经是够瞧得起他们了,因为他们近几年来已经犯下了各种可耻的罪行!从这点上看,马克·吐温对于这次竞选可是胜券在握了,因为他拥有实实在在的清清白白的名誉。可是,一天早餐,马克·吐温在报纸上发现了一段使他从来都没有那么吃惊过的消息:1863年,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证明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靠着活命的唯一资源!他顿时被弄得“神经错乱,不知所措地过了一天”!结果这家报纸一提到他,唯一的称呼就是“无耻的伪证造假者吐温”。可怜的马克·吐温!

他的气还没有完全消掉,接二连三的报纸却又把他污蔑为“伪证犯”、“盗尸犯”、“酒疯子”、“舞弊分子”、“讹诈犯”……匿名消息纷至沓来,这不用猜也可以知道,这都是上面提到过的那两位“先生”的诡计!更有一个最最荒谬的消息传来:九个不同肤色、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冲上来叫马克·吐温“爸爸”!最后,马克·吐温不得不放弃竞选,因为他完全够不上竞选纽约州州长的条件。

竞选纽约州州长的基本条件是什么?它们是:邪恶、阴险、狡猾。这就是党派的斗争,这就是旧社会。当然,小说毕竟是小说,夸张也毕竟是夸张。美国的党派斗争还未曾如此,但小说也不是空穴来风,党派斗争的不合理也确实存在。

想当初中国古代君王制的社会里,后宫之争更是数不胜数,可是,没有一个能够真真正正地笑到最后。当今的社会也是一片乱象,为了一个“权”字团团转,送礼贿赂更是成了一种“风尚”。即使改朝换代没有了战争,即使有一系列不变的法律,有完善的机制,在权力的争夺中仍是不择手段。这就是民主?这根本就是人类的自私。

抛开所有的顾虑,当人们面对功名利禄、名誉地位,又会如何去争取?是更加不择手段、损人利己,还是以自身的清白而得之?这就取决于一个人的思想。一个恶贯满盈、阴险狡诈的人,一定会选择前者;而一个两袖清风、一尘不染的人,也一定会选择后者吧。

幽默令人笑,但未必是开怀大笑。有时总觉得非一笑而过。马克·吐温的作品表面幽默轻松,但字字句句都是尖针般的讽刺,实在耐人寻味。

范文六:《竞选州长》中“穷形尽相”论文 投稿:洪腈腉

《竞选州长》中的“穷形尽相”

关键词:竞选州长;穷形尽相;错误

初中语文课本,多年来选入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短篇小说《竞选州长》,其译本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译者为张友松。课文里有这样一句话:“九个刚学走路的小孩子,包括各种肤色,带着各种穷形尽相,被教唆着在一个公开的集会上闯到讲台上来,抱着我的腿,叫我爸爸。”笔者在教学中发现,其中的“穷形尽相”属于词语不搭配、语义重复、翻译错误。

《辞源》1981年修订第1版,对“穷形尽相”的解释是这样的:“谓摹拟逼真。文选晋陆士衡(机)文赋:‘虽离方而遁员(圆),期穷形而尽相。’唐卢照邻幽夏子集七益州长史胡树礼为亡女造画赞:‘穷形尽相,陋燕壁之含丹,写妙分容,嗤吴屏之坠笔。’”《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为:“原指描写刻画十分细致生动,现在也用来指丑态毕露。”那么,它的近义词就有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等。由此可知,“穷形尽相”是一个形容词性的并列短语。

“带着各种穷形尽相”这个句子,从动词“带”和限制词“各种”来看,应当是动宾结构。根据现代汉语语法规则,动宾结构的句子,其动词后面的宾语应当是名词性词语。而“穷形尽相”是形容词性短语,这就造成了句中词语不搭配的错误。

另外,句中的“各种”,指一定范围内的所有对象,而“穷形尽相”的“穷”“尽”是“穷尽”之意,包含有“全部,完全,一切。”即“包括一切,没有例外”的意思,这样就又造成了语义的重复。

范文七:《竞选州长》的引文艺术 投稿:任豭豮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 竞选卅长》是美国现实主义作家 I  
马克・ 吐温的…篇政治讽刺小说。不具有  


故事顿人高   潮。

般小说所具备的故事性,也不具有一  

般小说所具有的典型环境和场面 , 而是  

大量摘引报纸和信件中的内容,构成小   说的故事情节,成为作品不 n f 缺少的  
要组成部分, 且这 引文也是情节发       展的标志。小说的大 “   引文”显示出   独特的艺术魅 ,。下面从 个角度进行 J    
具体解读:  


竞选州长   的引文 艺术 
◆宋 飞 顾 琴 

结局部分引用退出竞选声明信的落  

款( 见下文) 通过对比,抨击资产阶级民 .   主的反动本质, 进一步深化主题。   三、 妙用引文. 揭示故事主题  文巾摘引的内容可以分为两类: 1 (  )

从各种报纸上摘录的新闻、 消息,如作  
品摘引的第一则新闻( 见上文) 2 。( 有关 )  

信件。小说的结局是 “ 我”不得不退出   了 竞选 , 声明信的落款是: “   你的忠实   的朋友 ——从前是个正派人 , 可是现在  



妙用引文。 组织 故事情节 

小说的情节是指作  中人物活动的   过程,它是}…系列能 示人物与人物 }一 1   之间、人物与环境之间复杂关系的具体   事件组成。但这篇作品与一般小说不同,  
它既没有写竞选的过程,也没有写竞选 

战了伪证犯 、小偷 、盗尸犯 、 酒疯子、  
舞弊分子和 讹诈专家的马克・ 吐温。 ”   故事的主题是通过作品中所描绘的   社会生活表现出来 的。根据引文的内容   就能看出, 从竞选开始, “ 我”就受到   对方连续不断地诬陷 、 攻击,他们先后   给我罗列了十大罪名:伪证罪 、 偷窃罪 、   盗尸罪、 酗酒罪 、 贿赂罪 、 讹许罪 、   纵 火罪 、 谋杀罪、徇私罪、纵欲罪。其中  

活动, 是把那些摘引下来的新闻 、     消

息及有关信件的内容, 加上 “ 我”的一 
插话辩白、 心理活动的叙述,交替组  

合, 构成-d说完整的故事情 。 f,    如作品摘引的第一则新闻是 : “     伪
证罪—— 马 吐温先生现在既然 犬众  克・  

前四 项罪名的获得情况写得详细,其余  
六项罪名则写得比较简略。在十大罪名   作品主题就无法充分地  示 出来。而本  篇的独创性就在于.这些引文也是情节  展丌的标志 , 推动着故事向 前发展。   开端部分.作者引用祖母 的同信 ,   主要作用有二:一 是证明 “ 我”的正派   顺序的安排上,作者足按照层层加深的   原则 来排列的。 这样 。 从前到后,犯罪   情节越来越
离奇 , 越来越严重 , 强加给 

面前当 r 州K候选人 . 他也许 会赏个 向   子. 说明一下他怎么会在 1 3 8 年在交趾  6 支那瓦卡瓦克被 3 个证人证明犯了伪证  4
罪……吐温先生应该把这桩事情交代清 

“ 我”的 也越来越大 , 罪名 直至高潮。且 
从第五项罪名起 , 对方的造谣污蔑 、   恶 意中伤接二连三地飞来, “   我”连喘息   的丁夫都没有, 根本l法开口 无 辩解。  

楚,才 对得起他 自己,才对得起他所要  求投票支持他的那些广大人民。他是l 不  
会照办呢?  ”

和对手的卑劣; 二是领起第二部分的故  
事情节。  

对此。 “   我”的心理活动和对事实  

第二部分是故事的发展、高潮 ,可   以分为  层 :  
第一层,竞选前对手翻J 力史旧帐 ,  

就这样, 一大串 毫无根据的假罪名 、  
假罪状 ,往多种报纸有计划地煽动下,  

真相的简要说明是: “   我觉得我简直诧 
异得要爆炸 r, 这样残酷无情的污蔑! 我 


辈子连见 也没有见过交趾支那! 瓦卡瓦   直 就不知道它和一只袋鼠 有什么区别! 我 

用“ 伪证罪” “ 、 偷窃罪”诬陷 “ , 我”   败坏 “   向很好的声望。故事开始 我”  
发展. .  

变成了真罪名、真罪状。 “ 我”犯有上   述罪行,不仅不能竞选州长,反而构成 
, 严重的刑事犯罪! 一个本来 “ 声望还  好”的 “ 止派人” ,只因参加竞选, 反被  弄得身败名裂 ,成 , 臭名昭著的 “   罪 犯” 资产阶 , 级政客们的丑恶面目 及无耻  伎俩暴露无遗。这就戳穿了美国 “   自由 竞选” “ 、 民主政治”的虚伪本质,   深刻
地揭示了作品的主题。  

克我连听也没有听过! 至于香蕉网,我简  

真不知道怎幺办才好 ,   我简直弄得神经  错乱 , 不知所措。我只好把那-天混过  - 一 去, 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步骤。 ”具体地  说,这篇小说是这样组织故事情 竹的 ,  
即 “ 参加竞选… 受到 一系列诬陷 、攻 

第二层 . 竞选中他们的手段开始升   格,竞捏造 “ ”的 土闻——盗尸罪 、 我 f  
酗酒罪 ,J把矛头指向 “ } 我”背后的独  立党党员们。战事进一步向前发展 , 不  仪如 , 此 他们还鼓动所谓 “ 公众”冲击  “ 我”的家。 他们对 “ 我 的诬 陷程度之  深、攻击声势之大,渐趋高潮。这两层 
中所用的材料都是直接引用。  

击直至高潮——退出竞选” 形成了本文 ,   完整的故事情 节, 而这些情节叉主要是 
摘引构成的。   二、 妙用B文。推动故事发展 I  

“ 自由竞选”的闹剧在
艺术夸张和   幽默诙喈中结束 ,戏剧性地完成了对社  会现实的深刻揭露 , 但更令人叹为观止   的是独创的小说艺术和作家高超的岂术   才华。 @ 
单位 : 江苏 通州高级中学  

第i , 层 他们的罔攻逐步登峰造极 .   引用的材料骤然增多 ,以至无法详引 ,  
只好收为转述为 士。 {   最后一个令人瞠  目 结再的事件——“ 九儿寻父”出现时 ,  

小说的情节结},屉作家展 人物  { J  
性格  表现作品主题的重要艺术手段。  

没有合理而巧妙的 节 情 结构,人物个性 、  

综 鼍 I‘   综  天    f 台地 j 骝 ~  ~


范文八:读《竞选州长》有感 投稿:彭餿饀

虽然以前听语文老师讲过这篇小说的大意,但是我总希望能够亲自看一看。在这个暑假中,我终于如愿以偿,读了《竞选州长》。它同样是马克·吐温的一篇“讽刺之作”。

  马克·吐温是一个名声不错的独立党的纽约州州长的候选人,与斯图阿特·伍德福“先生”和约翰·霍夫曼“先生”竞选。称他们为“先生”已经是够瞧得起他们了,因为他们近几年来已经犯下了各种可耻的罪行!从这点上看,马克·吐温对于这次竞选可是胜券在握了,因为他拥有实实在在的清清白白的名誉。可是,一天早餐,马克·吐温在报纸上发现了一段使他从来都没有那么吃惊过的消息:1863年,在交趾支那的瓦卡瓦克,有34名证人证明马克·吐温先生犯有伪证罪,企图侵占一小块香蕉种植地,那是当地一位穷寡妇和她那群孤儿靠着活命的唯一资源!他顿时被弄得“神经错乱,不知所措地过了一天”!结果这家报纸一提到他,唯一的称呼就是“无耻的伪证造假者吐温”。

  想当初中国古代君王制的社会里,后宫之争更是数不胜数,可是,没有一个能够真真正正地笑到最后。当今的社会也是一片乱象,为了一个“权”字团团转,送礼贿赂更是成了一种“风尚”。即使改朝换代没有了战争,即使有一系列不变的法律,有完善的机制,在权力的争夺中仍是不择手段。这就是民主?这根本就是人类的自私。

  幽默令人笑,但未必是开怀大笑。有时总觉得非一笑而过。马克·吐温的作品表面幽默轻松,但字字句句都是尖针般的讽刺,实在耐人寻味。

    初一:噬血虚无

范文九:《竞选州长》中的夸张 投稿:孔僛僜

《竞选州长》是美国著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马克,吐温的一篇杰作。这篇小说寓意尖锐,笔调幽默。叙述引人发笑,使读者在愤怒中感到轻松。特别是作品借助了夸张手法来达到讽刺的目的:它以现实生活为基础。抓住描写对象的某些特点加以夸大和强调,以突出反映事物的本质特征,加强艺术效果。这一艺术特色,可从以下两方面理解:      一、“罪名”的夸张      “我”在参加竞选之后,被资产阶级报刊指控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其中有些“罪名”与罪状是不相符的,甚至是荒缪的,离奇的。如:烧毁疯人院,谋害叔父,生活腐化等“罪名”,有这么多人命案,怎不早吃官司,还能来参加竞选?一个候选人有9个各种肤色的孩子,也无法叫选民相信!如果我们拘泥于生活的真实,这样的描写当然是不可信的,但作者抓住了资产阶级造谣诬蔑,恶意中伤这一特点加以夸张,反而使人感到真实可信。   另外,诬蔑竞选对手祖父“因犯盗窃罪”而被处“绞刑”也成不了“盗尸犯”,这是一种幽默、滑稽的夸张。可以说明被资产阶级收买的报刊为使对手名誉扫地,不惜胡编乱造,这种夸张使人们认识到资产阶级竞选制度的虚伪。      二、“我”心理的夸张      小说写对方对“我”进行的一连串的诽谤,迫害时,“我”的反响十分强烈。作品运用大量夸张性的语言描述“我”当时的心理:“我觉得我简直诧异得要爆炸了”,“于是我对报纸有了戒心……脑子里却担心那底下会有一条响尾蛇似的”,“这简直把我吓得几乎要发疯”。读到这。我们同样不会感到不真实。只会感到对方为达到竞选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给“我”造成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这哪里是竞选,分明是人身攻击和政治迫害!   由此可见。艺术的夸张越是抓住本质的,典型的特征。就越符合生活的真实,它极富表现力的揭示出生活的真理,耐人寻味、发人深省。这正是《竞选州长》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

范文十:读《竞选州长》有感 投稿:夏棲棳

读《竞选州长》有感

马克•吐温是美国文学上的一大里程碑,他笔下有很多优秀的作品,我也细细品尝了马克•吐温写下的《竞选州长》。在这篇文章中,马克•吐温被无限制的诬陷,因此,各种各样的罪名也安在了他的头上,其中包括:伪证犯、小偷、拐尸犯、酒疯子,然而,马克•吐温根本没有做过那些事,也从不知道别人诬陷他犯罪的作案地点,但是没有办法,不论马克•吐温解释还是不解释,都已经无法挽回自己在广大市民眼中的形象。最后,他退出了竞选,也许这是最好的的办法,这篇文章的作者突显出许多人为了竞选州长,可以不折手段,用尽了一切力量诋毁他人,直到逼退敌人,让他们自愿退出竞选。

在《竞选州长》一文中,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报纸上说要明察马克•吐温的罪行,并且他的沉默代表他已经承认了这一切的罪状,在这个地方,我就有着自己的看法,马克•吐温如果解释这一连串的问题,会被有的人说这是在掩饰自己的过错,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要是不解释的话,同样也会被人说不敢承认了吧,是不是已经不敢面对大家了,这样的人到底有没有资格竞选州长?

在现实生活中,人人都有被诬陷的可能,尤其是踏入社会后,会遇到更多的挫折,面对诬陷,可以勇敢面对,想尽一切方法为自己来澄清,或是选择退出,避开伤人的谣言,重新找一条出路,让谣言对自己束手无策。

假如我被人诬陷,我的做法会和马克吐温一样,一切以大局为重,因为创造谣言的人一定有着多少资本,他们敢对你发出攻击,说明不怕法律的制裁,暗地里诬陷他人的人,个人的道德修养品质也是很低的,对于文明人来说,没有必要耗费尽力去跟野蛮人做无谓的斗争,所以此时退出是最好的也是最明智的选择。 马克•吐温的这篇文章写出了人心险恶,他对用谣言进行人身攻击的人做出了批判,其实,遇到困难并不可怕,虽然我们不能选择困难,但是我们可以选择面对困难的态度,有时不必一昧地勇往直前,也可以选择退出来解决问题,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们要用睿智战胜恶势力。

字典词典奇迹暖暖竞技场段位奇迹暖暖竞技场段位【范文精选】奇迹暖暖竞技场段位【专家解析】抽屉原理最不利原则抽屉原理最不利原则【范文精选】抽屉原理最不利原则【专家解析】传承优良家风作文传承优良家风作文【范文精选】传承优良家风作文【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