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石头像雹子一样_范文大全

顿时石头像雹子一样

【范文精选】顿时石头像雹子一样

【范文大全】顿时石头像雹子一样

【专家解析】顿时石头像雹子一样

【优秀范文】顿时石头像雹子一样

范文一:石头剪子布时代 投稿:金伥伦

也不知是哪位无聊者闲来无事发明了石头剪子布。总之发明者算是无聊出了水平,而玩者则更是玩出了个性,对于输者的惩罚也由起初的打一下手,一路变态到了后来的你一旦成为输者就意味着你将受到经济、体力、精神等多重打击,直到不成人形。尽管如此,从花园到教室,从商店到厕所,同学们照玩不误,并且乐此不疲。

  刚进小学时玩石头剪子布属于完全无聊型:赢者往往抓起输者的手猛地一击。但打了别人发现自己的手也疼痛不已。于是后来聪明一点的便想象捏胖子的肉可以得到手上的快感,于是缠着班上的胖子软磨硬泡。可胖子们往往谈肉色变,把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每当一番石头剪子布后得知你要捏他的肉时便逃之夭夭,简直能与刘翔PK了。原来胖子也有跑步的潜力!

  到了小学的中后期,石头剪子布便有点趋向于实际型。表现在行动上便是输者要帮赢者买盒炒面或是玩具手枪之类的东西。输者为免经济上的惩罚也可以想赢者主动请求换点抄抄做业之类的事情,赢着往往乐于接受。与这些惩罚相比,最经典的还是10个人一起回家,拖着比我们个子还大的书包站在半路围成一团玩石头剪子布,输者帮赢者背书包。遇到1个人赢9个人输,便也没什么损失,最惨的是遇到9个人赢1个人输的程度,于是左手3个包,右手3个包,脖子上吊1个包,胸前背1个包,胸后背1个包,最后口咬1个包,一路踉踉跄跄,左右摇晃,被误认为街头卖艺,引来路人掌声无数。而其他人则一路高歌,笑得想去踢倒街边所有的树,唯一不忘的是取下那人的红领巾和校牌。

  初中阶段的石头剪子布则进入半实际半无聊化,也就是在无聊娱乐消遣的同时也要得到也要得到一点点有实际意义的东西。于是就有赢者指使输者做一些诸如拿拿乞丐碗里的钱。虽然屡试不爽,但也有失手的时候,譬如被乞丐追着打,但最绝的是偷盲人碗里的钱时,那盲人竟把墨镜一丢,二胡一甩:“妈的,老子毫不容易装个瞎子弄几个钱容易吗?”随后跑过来飞你两脚,最后把墨镜戴好,二胡放好,坐回原地。

  我是初中生,高中阶段的石头剪子布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你想知道,那就请你慢慢地得一年!

范文二:各种各样的石头 投稿:郑瑼瑽

小班建构活动教案:《各种各样的石头》

活动目标:

1、使幼儿感知石头是各种各样的,会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知结果。知道石头是没有生命的,了解石头的作用。

活动准备:

一些豆子,装水的盘子,不同形状的纸盒若干。

活动过程:

一、观察石头

1、老师为小朋友准备了许多的石头,看看这些石头是什么样子的?你们挑一块最喜欢的石头,讲讲这个石头是什么样?你为什么喜欢它。

2、你摸一摸石头是什么样的。还有袋里的石头的颜色,形状是怎么样 的?(鼓励幼儿积极发言)

3、现在你们把石头往地上滚一滚,看看石头会怎么样。你把石头放在手上掂一掂,感觉怎样?

4、小结:石头的颜色有灰色,有白色的,有发红的、、、、、、石头的形状有椭圆的、有圆形的,有尖的、、、、、、石头很坚硬,不会砸碎,石头很重、、、、、石头有的很光滑,有的很粗糙、、、、、

二、讨论石头的用途

1、知道石头有什么用处吗?(让幼儿说一说)

2、小结:大块的石头垒起来就可以造房子,石头可以铺路,可造桥, 小石头和水泥、沙、水混合在一起也能造房子。

三、石头会长大吗?

1、我们都知道人会长大的,小草和花儿也会长大的,小树就长得 更快了。那你们知道石头会长大吗?(让幼儿自由发挥)

2、小朋友说石头不会长大,有的小朋友说会长大。老师手上有一块石头和一些豆子。现在我们一起把石头种在泥土里,把豆子也种在泥土里。我们过一段时候再看一看小石头会不会长大。小豆子会不会长大,好吗?

3、师幼儿一起做实验

四、活动延伸

过几天,等豆子发芽后,再组织幼儿讨论为什么豆子会发芽,而小石头没有什么变化。巩固幼儿有关石头没有生命,不会生长的经验。

范文三:像石头一样飞 投稿:徐佖佗

春天把中学围墙外的荒野刷成粉绿,又在绿油菜地竖起一片金黄,再在其中安插几个戴斗笠的农民和穿外国晚礼服的燕子,另外再安排几阵烟雾样的雨,泥土和泥土上的一切就都腆起肚子怀孕了。我蹲在中学外的水库边,研究和头发一样浓密的柳条上青春痘状的绿疙瘩,水边的草丛里好像都有了蝌蚪,如同用毛笔蘸着淡墨点染成的,刚从宣纸上滑落到水里。春天把什么都弄得很有意思,就是忘了我。似乎我是油墩街的异乡人,它就可以不必对我做点什么。我穿着冬天的黑牛仔,被县城和季节遗落在油墩街中学里。

  油墩街是挨着景湖公路建成的集镇,从空中俯瞰应该是只长蜈蚣,公路是它的脊背,两厢的房舍是参差不齐的足。之所以拥有这个油腻奇怪的地名,据说是因为早年此地有几个香飘数十里的榨油坊。中学在西南郊的一片田地中,由数排长条形的教室和一块泥面田径场构成,朝着油菜地的围墙永远豁着牙。所有的农村中学都是这样,校方在学校前方设个大门,个别学生就在学校后方的围墙开几处小门,无论怎样都堵不住,似乎这个漏洞是枯燥刻板的校园生活的必要补充。油墩街中学和其他农村中学不同的是,它是一所省重点中学,文科班一度超过县中。

  以我现在的社会阅历看,和油墩街的干系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当时对师专毕业生有一刀切全部下乡的规定,但有点门路的人还是变相留在了县城甚至市里。我父亲有个在省里一个重要部门当厅长的舅舅,一个用自己的签名给许多人修改过命运的人。他写了个条子给我父亲,让他去找地委一个领导。结果父亲把条子和我一并交给那个领导后,就在这件事里彻底消失了,或者说逃跑了。别人的父亲为了子女可以去违法乱纪,我父亲不会为了我的前途磨损他的面子。我说的只是磨损而不是丢失,他可能觉得求人办事时堆砌笑容的工程太艰难。

  那个人第二次见到我时,目光像条慵懒的蛇。他不咸不淡问我厅长家的近况,我告诉他我一无所知,然后看见他眼窝里的蛇睡着了。留在市里的事在父亲逃离之后也从我的运程中逃离而去。1991年秋天,我像一片梧桐叶从上饶向故乡飞去,掠过县城的上方,飘落在180里路外的油墩街。不过我没有责怪父亲的意思,那样的年纪,流浪比做皇帝的女婿更能激发我的虚荣心。悲壮、孤独和泪水是我的日常用语。直到现在,某种偏见还残留在血液里:似乎快乐可耻,而忧郁光荣。

  油墩街的冬天很配合我的偏见,人们被冬雨关在屋子里,睡觉,打牌,调情,棉花地和松树大块大块地铺展厚重色块,田野终日游荡着潮湿的寂寞空气,一条黄泥小路蛇行其间,把我每天的散步引向远处的水库山林。我把那里想象成十月党人的西伯利亚,把学校分给我的房间命名为小木屋,其实它不过是教室过道边四间小房中的一间,只有两面是木板墙。我把自己当作光荣的被流放者来尊敬,整天用收录机听钢琴曲,偶尔还画幅油画,写首关于夜晚的诗。我害怕周围人破坏了我的伟大的孤独,不与任何人为伍。隔壁及对门的三个教工,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初中同学,家也在县城,我每天和他说的话不超过两句。他们三个人构成小社会,我成为孤悬大陆之外的小岛。我抱着吉他唱歌时,夜晚从大陆包抄而来。

  只有学生能感受到我的光辉。不光是我教的高一学生,还有其他年级的,他们星星似的闪烁在窗外的夜色里,眼睛被我的歌声擦亮。一个着西装的高个子男生穿过槐树筛下的光斑向我阔步走来,面孔黧黑,目光燃烧,走路时发稍震动,似乎刚从二三十年代的进步电影里走出来。他是校文学社社长,有超群的演说和组织才能,只是数学一次也考不及格。他拿着自己的作品给我看,不时还带来两瓶啤酒和家里带来的腌菜焖肉。走进小木屋的各年级学生越来越多,有的带着诗文,有的带着素描,有的带着笛子和准备考师大声乐系的刚刚变声的嗓子。女生敢来的很少。学校里不少老师的妻子是从自己学生中培养出来的,我厌恶此类的猜疑发生在我身上,对女生矫枉过正地冷漠着。她们遇见我会红着脸走开,个别胆大的在周记里对我的外表和风度做夸大其词的描述,我迄今仍记得的一句是:语文老师头发很浓密,如果一只虱子爬进去肯定要迷路。

  以审美的心态度过了乡间的第一个学期后,回城过年时,就听到有同年分下乡的县城同学调回城的信息。我父亲在县中做教导主任,他用教育局长敷衍群众的话严厉地告诫我:在乡下没教满两年,别谈回城的事。我像块沉重的石头,深陷在油墩街的泥泞里。

  春天的乡间一切都野心勃勃,农民每天赤脚站在水田里眺望秋天,连冷血的蛇都在洞口探头探脑,伺机复出。我在孤独里有些坐不住了,开始思念城市和远方。我写过一篇《暗恋景德镇》,详细描述了我在油墩街时对这座小城市不可思议的挚爱。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和景德镇约会一次,去那里买书和磁带,看电影,在歌厅给自己过生日(22岁),或者什么也不做,一个人徒手在街头晃荡,观摩同龄人在城市的恋爱方式。在乡下,并不是找不到爱情,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方式。在油墩街,一个姑娘和你约会两次后,就要带你去见她的父母和身体强壮的哥哥。我当时心仪的姑娘是必须说普通话留披肩发的,她要漂亮,还要喜好无病呻吟,不时让泪水决堤打湿我的胸口。在城市待了许多年后发现,这样的姑娘城市里也几乎是没有的。但22岁时,我相信城市储藏了我所有的梦想。

  景德镇是去得最多的城市,九江、瑞昌和德兴也去过一次。德兴是暑假去的,去找师专和我不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她不算漂亮,但很懂事,一直想做我姐姐,在校时常帮我洗被褥,毕业后留在县中。我基本不跟没有爱情前景的女孩交往。那年夏天,我顶着烈日,乘客车去德兴游逛,没有目的,就连暧昧的期许都没有。德兴二日,我跟着女同学在白晃晃(阳光和迷惘混合出的印象)的大街上走来走去,梦游一般。两天里到底去过哪里,见过谁,说过什么话,现在一点印象也没有,钱花光了就坐车回来了。我只是很少去县城,每次回去,都有已调回城的人小心翼翼地问我:还在乡下没调回来吗?那种以善意的名义表现出来的小心刻意得接近炫耀。

  更多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在乡下漫无目的地四处乱窜。自行车是县城一位高中女同学送给我的,她结婚前夕,还托一个生人给我捎来一只沉甸甸的铜打火机(不知有何寓意)。打火机没几天就被熟人半开玩笑地抢走了,那辆旧二六自行车成了我形影不离的马。许多黄昏,我骑着它沿景湖公路黑亮的柏油路面狂奔,下坡时还猛踩踏板,车子快得要贴着路面飞起来。一面骑一面用美声方法高唱:我的歌声穿过黑夜向你轻轻飞去,在那幽静的小树林里爱人我等待着你……《茶花女》里的饮酒歌也是常吼的曲目:请大家斟满酒让我举杯,杯中美酒使人心醉……青春好像一只小鸟,飞去不再飞回……路边的行人笑嘻嘻地看着。我像一架携满泪水的低空轰炸机从村庄的阴影中呼啸而过。

  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都有些不明白了,一段普通的乡村生活为何能掀起那样绝望的情绪?还动不动就把梵高和尼采硬拉过来做隔世兄弟,

似乎自己的痛苦也是伟大而崇高的。后来到了城市,情形非但没有改观,忧伤和疯狂比在乡下更有过之。或许,20岁本身就是一种在自虐中寻求悲剧美的年龄?

  鸦鹊湖农场离油墩街十数里,濒临鄱阳湖,有大片肥沃的水田,是我们省重要的商品粮基地之一。我童年认识的一个朋友在那里的中学教书,有十多年没联系过。我忽然想起了他。一条三四米宽的铺满粗砾黄沙的机耕道,镶满无数水做的大小镜子,拖拉机和小四轮驶过,溅起的泥水能把人拍倒。好在路是平直的,像木匠的墨线,“梆”的一声弹在鄱阳湖平原绿油油的腹部。沿途的村庄是墨线的结,大概三四里才有一个,比其他地区要稀疏。几十年前,这里连炊烟都望不见,居民大多是农业移民,一个火热时代的遗迹。我参照炊烟骑行,两个小时能望见鸦鹊湖中学褪了色的红旗。在农村,高挂着红旗的简陋院落一定是学校,全国都差不多。

  中学所在地只是鸦鹊湖农场的一个分场,离总部还有几里路。我的朋友师范毕业后被分到这里。师范生能调进城的概率比师专生要低十倍,虽然几乎每个青年都做过城市梦,大多数人还是像种子一样,撒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他只比我大三岁,脸上已有在婚姻中沉溺过久的痕迹。妻子是就地取材找的,女儿也有好几岁。学校分给他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还有一小块菜地。他是学校初三数学把关教师,毕业短短几年时间,已完成了一生的全部内容,剩下的时间用于重复自己。他爱好吹笛子和多愁善感,在虚拟的“姑苏行”中回味提前散场的青春。这是我后来不断从油墩街赶往鸦鹊湖过周末的原因。我当年交朋友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对待现实即便是妥协,也要一步三回头,用痛苦折射出良好的生命质地。

  每次去都要喝几盅谷酒,在月光漂白的小路上散步聊天。刚毕业时有个邻县的师范女同学跟着他到鸦中呆了差不多一年。她的父母是反对的,同学也大多反对,她内心里的另一个自己也是反对的,只是爱情命令她背井离乡。但爱情很快被乡村的暮色稀释了,争吵了近百次后,水珠最终被火蒸发。她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留。数年后朋友了解到一点――她回家乡后的婚姻,并不比在这边更幸福,这更加重了他心里的病痛。

  我一般到深夜才从鸦鹊湖往油墩街赶,虽然等待我的只是一座空无一人的破屋子,我回归的急迫却有如内脏要回到温热的胸腔。冬天常遇上雨夹雪,天黑得看不清路面,我把头缩在皮夹克里,一路呐喊着疯骑,不管前面是水洼还是断沟,只要不摔死就行。回到房间,我在镜子里看见的是个脸部肌肉扭曲的泥人。

  吴剑权是我20多岁时交往最密切的朋友,我从18岁起就叫他老吴。老吴个子不高,走路如同接受检阅,挺胸收腹迈阔步,散步时我常跟不上他前进的步伐。他大脑里储存着我青春期全部的秘密。1990年至1993年,他在皇港农中重复着我在油墩街的命运。他父亲是县检察院的离休老干部,骨头比铁还硬,一辈子不向任何人低头,也包括子女。这导致老吴滞留乡下的时间比我还长两年。皇港离油墩街近两百里,他是唯一来看望过我的男同学(另两个是女生,不过她们的到来和探监差不多,只是让我在顾影自怜里陷得更深了,暂且不提她们)。我不仅在木屋和街头小酒馆里接待他,还在课堂上接待他。我上语文课时,把他也请上讲台,说他是从远方来的流浪歌手,让他用比我更严重的美声演唱《三套车》,把语文课演变成音乐课。他的另一个特长――朗诵也被我当作礼物送给学生。他只朗诵爱情诗,至高潮处会踮起左脚尖,看上去要把自己发射上太空,结果差点把整个教室送上云端。我的学生像熟悉我那样熟悉他。他比我更热烈奔放,也更具有乐理和书法方面的天赋,学电脑不用看教材,爱情也显得比我专一,拥抱女孩时会放声大哭。许多年里,他是我的另一个侧面。他的到来给了我短暂的快乐。我不提倡快乐,但和老吴在一起,我十分快乐。

  农忙假是我在油墩街时拥有过的最奇特的假日,春秋两季各一次,每次6至10天,供老师和学生回家帮农。我把它用来漫游。1992年5月的农忙假,我去皇港对老吴进行回访。乘车到景德镇,再在那里转乘三轮车。从景德镇到皇港是几十里山路,超载的三轮车时有车毁人亡的事故发生。我蓬头垢面到达皇港时,感觉命是从山沟里捡来的。皇港风景比油墩街更好,有近千米的高山,从景德镇流来的昌江在山脚打了个圈,继续向县城方向徜徉而去,为两岸安排无数好景致。我到的时候正是乡间最美的时节,天空被风打扫得连云彩都看不见,山野从嫩绿向碧绿过渡。水田里秧苗腰肢柔韧地起舞,露出鹭鸶雪白的颈项,它们踮着脚在水田里走来走去,人稍稍靠近,就展开翅膀飘飞起来。山上断断续续有布谷鸟的鸣叫,它停顿时,时间也跟着停顿,五月里各种美好的气味从水田、灌木和湿土等事物中升腾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到皇港,不知道中学在哪里,就沿着一条黄泥大路往镇上走,路边一栋两层小洋楼传来熟悉的歌声。我笑着出现在楼房的门口,看见老吴正坐在厅堂里弹吉他。他在帮外出旅行的姐姐一家看房子。那个假期,我和老吴天天住在小洋楼里,一人一个房间。早晨被布谷鸟吵醒才起床,老吴已经做好了我爱吃的青椒炒肉,我们喝着啤酒抽着烟,讨论往事和将来。晚上去皇港古镇上看姑娘。那时外出打工的人还不多,我们坐在电站的大坝上吹风,看见漂亮些的姑娘就大声唱歌,姑娘们害怕地笑着,以为我们是街上的混混。

  老吴在农中的宿舍潮气很重,室内的地上都绣着青苔。在这间房子里,他点火烧掉过一把吉他,琴是留在市里的一位女同学送的。他的一些本地同事,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写匿名信给校长诬告他和学生谈恋爱。几年后老吴说,他在皇港忍受的,不仅仅是孤独。

  刚到油墩街时,同事和校长对我还是很有期待的,因为我父亲是县里唯一的中学特级教师,是正派、严谨和学识的代名词,而且有人知道我发表过一些文章(在县里会写是人才的标志)。我刚分过来时,校长要在升旗仪式上讲一番关于国旗的话,把写讲话稿的任务交给我。结果我用力过猛弄成了一篇风格欧化的散文诗,还不可理喻地扯到了美国的星条旗什么的。矮胖校长在晨会上宣讲升旗的意义时,我只从他的方言里找到了两句属于我的创作。此后他再不叫我写讲话稿。

  1992年秋天,我又教了一个新的高一班(其他老师都跟班升级教了高二)。在一堂语文课上,我一时冲动扬言要带学生去干涸的水库里开篝火晚会。班主任不同意我的做法,理由一是怕出事;二是篝火和农村烧草木灰的火土没有多大区别。我没理会他,决意带着被我的承诺烧得头发晕的学生们在校规之外飞了一次。多年后那个夜晚被我用回忆发酵成一篇深情的小说。许多学生被篝火烤得掉了泪,说这辈子从没这么浪漫过。结果我在学生心里给自己加了10分,在同事眼里给自己减了20分。次年春天,我再次擅自带学生去鄱阳湖边的草洲徒步旅行,在齐腰高的青草丛中赛跑,用自己的工资请所有人吃面条。后来看在草洲上拍的照片,很像MTV中的场景,美,但暗藏忧伤。

  台湾的“小虎队”毒害了我的一些学生,他们要组建一支“爬山虎”乐队。除了我,没有任何成年人支持他们没实际意义的理想。我不仅声援他们,还捐了一个月工资买音箱。我带他们去县城采购设备。他们在农民家排练时,我叉着腰,一知半解地给他们的霹雳舞编舞。我参加了他们的第一暨最后一场演出。在油墩街影剧院,我抱着吉他,以北方青年诗人协会(我参加的一个莫名其妙的诗人组织)会员的身份唱了两首歌。为了捕获这个乐队的全部成员,学校提前关了铁门。我和爬山虎们攀铁门跳入校内时,被校领导们照青蛙一样一一擒获。校长的手电停在我脸上时,比我还难为情地说:怎么你也参加了?!他是我父亲在教育学院的同学,我分到油墩街中学而不是其他农村中学和这层关系有关,他的脸红也许也和这层关系有关。

  1993年春天过完以后,我觉得一切都气数已尽:乡间的美、孤独、我在孤独中对自身的美化和圣化……两年快满,县城似乎比刚下乡时离我更远了。湖北黄冈一家新开的酒店招聘文员,一个我从不知道的城市,一个我从不想做的陌生职业,我在刊物上看到启事,想也没想就把资料寄了过去。这个举动只是让我幻觉里愉快地滑翔了很短一段时间,结果重又跌落在油墩街的土地上。我开始每天喝酒,喝高了就骑着自行车没命地狂飙。5月底,一个刚去深圳打了半年工的同事写信给我,向我描绘深圳晴朗的玻璃幕墙和时髦开放的美女。他说:你来吧,这个城市更适合你这样的人。

  我以为他的邀请就是深圳的邀请。我把自行车和其他许多东西都送了人,6月的一个清晨,背着牛仔包踏上了校门口的机耕道。连续的雨水把路面洗白,潮湿的阳光下,沙子像无数散落的水晶,我踩在上面,感觉脚步从未那么强劲。虽然两个月后的事实表明,深圳也不过是我日后数年漫游生活的一个短暂的驿站,但是那个23岁的初夏之晨,它像雨后的阳光那样让我的视线一阵阵地发热。走上景湖公路后,我都不敢回头看油墩街中学一眼,我怕刚刚被抛在身后的600多个日夜会骤然从眼眶里重新奔涌而出。

范文四:像石头一样飞 投稿:史廚廛

像石头一样飞

范晓波

春天把中学围墙外的荒野刷成粉绿,又在绿油菜地竖起一片金黄,再在其中安插几个戴斗笠的农民和穿外国晚礼服的燕子,另外再安排几阵烟雾样的雨,泥土和泥土上的一切就都腆起肚子怀孕了。我蹲在中学外的水库边,研究和头发一样浓密的柳条上青春痘状的绿疙瘩,水边的草丛里好象都有了蝌蚪,如同用毛笔蘸着淡墨点染成的,刚从宣纸上滑落到水里。春天把什么都弄得很有意思,就是忘了我。似乎我是油墩街的异乡人,它就可以不必对我做点什么。我穿着冬天的黑牛仔,被县城和季节遗落在油墩街中学里。

油墩街是挨着景湖公路建成的集镇,从空中俯瞰应该是只长蜈蚣,公路是它的脊背,两厢的房舍是参差不齐的足。之所以拥有这个油腻奇怪的地名,据说是因为早年此地有几个香飘数十里的榨油坊。中学在西南郊的一片田地中,由数排长条形的教室和一块泥面田径场构成,朝着油菜地的围墙永远豁着牙。所有的农村中学都是这样,校方在学校前方设个大门,个别学生就在学校后方的围墙开几处小门,无论怎样都堵不住,似乎这个漏洞是枯燥刻板的校园生活的必要补充。油墩街中学和其他农村中学不同的是,它是一所省重点中学,文科班一度超过县中。

以我现在的社会阅历看,和油墩街的干系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当时对师专毕业生有一刀切全部分下乡的规定,但有点门路的人还是变相留在了县城甚至市里。我父亲有个在省里一个重要部门当厅长的舅舅,一个用自己的签名给许多人修改过命运的人。他写了个条子给我父亲,让他去找地委一个领导。结果父亲把条子和我一并交给那个领导后,就在这件事里彻底消失了,或者说逃跑了。别人的父亲为了子女可以去违法乱纪,我父亲不会为了我的前途磨损他的面子。我说的只是磨损而不是丢失,他可能觉得求人办事时堆砌笑容的工程太艰难。 那个人第二次见到我时,目光像条慵懒的蛇。他不咸不淡问我厅长家的近况,我告诉他我一无所知,然后看见他眼窝里的蛇睡着了。留在市里的事在父亲逃离之后也从我的运程中逃离而去。1991年秋天,我像一片梧桐叶从上饶向故乡飞去,掠过县城的上方,飘落在180里路外的油墩街。不过我没有责怪父亲的意思,那样的年纪,流浪比做皇帝的女婿更能激发我的虚荣心。悲壮、孤独和泪水是我的日常用语。直到现在,某种偏见还残留在血液里:似乎快乐可耻,而忧郁光荣。

油墩街的冬天很配合我的偏见,人们被冬雨关在屋子里,睡觉、打牌,调情;棉花地和松树大块大块地铺展厚重色块,田野终日游荡着潮湿的寂寞空气,一条黄泥小路蛇行其间,把我每天的散步引向远处的水库山林。我把那里想象成十月党人的西伯利亚,把学校分给我的房间命名为小木屋,其实它不过是教室过道边四间小房中的一间,只有两面是木板墙。我把自己当作光荣的被流放者来尊敬,整天用收录机听钢琴曲,偶尔还画幅油画,写首关于夜晚的诗。我害怕周围人破坏了我的伟大的孤独,不与任何人为伍。隔壁及对门的三个教工,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初中同学,家也在县城,我每天和他说的话不超过两句。他们三个人构成小社会,我成为孤悬大陆之外的小岛。我抱着吉他唱歌时,夜晚从大陆包抄而来。

只有学生能感受到我的光辉。不光是我教的高一学生,还有其他年级的,他们星星似地闪烁在窗外的夜色里,眼睛被我的歌声擦亮。一个着西装的高个子男生穿过槐树筛下的光斑向我阔步走来,面孔黎黑,目光燃烧,走路时发稍震动,似乎刚从二三十年代的进步电影里走出来。他是校文学社社长,有超群的演说和组织才能,只是数学一次也考不及格。他拿着自己的作品给我看,不时还带来两瓶啤酒和家里带来的腌菜焖肉。走进小木屋的各年级学生

越来越多,有的带着诗文,有的带着素描,有的带着笛子和准备考师大声乐系的刚刚变声的嗓子。女生敢来的很少。学校里不少老师的妻子是从自己学生中培养出来的,我厌恶此类的猜疑发生在我身上,对女生矫枉过正地冷漠着。她们遇见我会红着脸走开,个别胆大的在周记里对我的外表和风度做夸大其辞的描述,我迄今仍记得的一句是:语文老师头发很浓密,如果一只虱子爬进去肯定要迷路。

以审美的心态度过了乡间的第一个学期后,回城过年时,就听到有同年分下乡的县城同学调回城的信息。我父亲在县中做教导主任,他用教育局长敷衍群众的话严厉地告诫我:在乡下没教满两年,别谈回城的事。我像块沉重的石头,深陷在油墩街的泥泞里。

春天的乡间一切都野心勃勃,农民每天赤脚站在水田里眺望秋天,连冷血的蛇都在洞口探头探脑,伺机复出。我在孤独里有些坐不住了,开始思念城市和远方。我写过一篇《暗恋景德镇》,详细描述了我在油墩街时对这座小城市不可思议的挚爱。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要和景德镇约会一次,去那里买书和磁带,看电影,在歌厅给自己过生日(22岁),或者什么也不做,一个人徒手在街头走晃荡,观摩同龄人在城市的恋爱方式。在乡下,并不是找不到爱情,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方式。在油墩街,一个姑娘和你约会两次后,就要带你去见她的父母和身体强壮的哥哥。我当时心仪的姑娘是必须说普通话留披肩发的,她要漂亮,还要喜好无病呻吟,不时让泪水决堤打湿我的胸口。在城市待了许多年后发现,这样的姑娘城市里也几乎是没有的。但22岁时,我相信城市储藏了我所有的梦想。

景德镇是去得最多的城市,九江、瑞昌和德兴也去过一次。德兴是暑假去的,去找师专和我不同班的一个女同学。她不算漂亮,但很懂事,一直想做我姐姐,在校时常帮我洗被褥,毕业后留在县中。我基本不跟没有爱情前景的女孩交往。那年夏天,我顶着烈日,乘客车去德兴游逛,没有目的,就连暧昧的期许都没有。德兴二日,我跟着女同学在白晃晃(阳光和迷惘混合出的印象)的大街上走来走去,梦游一般。两天里到底去过哪里,见过谁,说过什么话,现在一点印象也没有,钱花光了就坐车回来了。我只是很少去县城,每次回去,都有已调回城的人小心翼翼地问我:还在乡下没调回来吗?那种以善意的名义表现出来的小心刻意得接近炫耀。

更多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在乡下盲无目的地四处乱蹿。自行车是县城一位高中女同学送给我的,她结婚前夕,还托一个生人给我捎来一只沉甸甸的铜打火机(不知有何寓意)。打火机没几天就被熟人半开玩笑地抢走了,那辆旧二六自行车成了我形影不离的马。许多黄昏,我骑着它沿景湖公路黑亮的柏油路面狂奔,下坡时还猛踩踏板,车子快得要贴着路面飞起来。一面骑一面用美声方法高唱:我的歌声穿过黑夜向你轻轻飞去,在那幽静的小树林里爱人我等待着你„„《茶花女》里的饮酒歌也是常吼的曲目:请大家斟满酒让我举杯,杯中美酒使人心醉„„青春好象一只小鸟,飞去不再飞回„„路边的行人笑嘻嘻地看着。我像一架携满泪水的低空轰炸机从村庄的阴影中呼啸而过。

现在回想起来,我自己都有些不明白了,一段普通的乡村生活为何能掀起那样绝望的情绪?还动不动就把梵高和尼采硬拉过来做隔世兄弟,似乎自己的痛苦也是伟大而崇高的。后来到了城市,情形非但没有改观,忧伤和疯狂比在乡下更有过之。或许,20岁本身就是一种在自虐中寻求悲剧美的年龄?

鸦鹊湖农场离油墩街十数里,濒临鄱阳湖,有大片肥沃的水田,是我们省重要的商品粮基地之一。我童年认识的一个朋友在那里的中学教书,有十多年没联系过。我忽然想起了他。一条三四米宽的铺满粗砺黄沙的机耕道,镶满无数水做的大小镜子,拖拉机和小四轮驶过,溅起的泥水能把人拍倒。好在路是平直的,像木匠的墨线,邦的一声弹在鄱阳湖平原绿油油的腹部。沿途的村庄是墨线的结,大概三四里才有一个,比其他地区要稀疏。几十年前,这里连炊烟都望不见,居民大多是农业移民,一个火热时代的遗迹。我参照炊烟骑行,两个小时能望见鸦鹊湖中学褪了色的红旗。在农村,高挂着红旗的简陋院落一定是学校,全国都差

不多。

中学所在地只是鸦鹊湖农场的一个分场,离总部还有几里路。我的朋友师范毕业后被分到这里。师范生能调进城的概率比师专生要低十倍,虽然几乎每个青年都做过城市梦,大多数人还是像种子一样,撒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他只比我大三岁,脸上已有在婚姻中沉溺过久的痕迹。妻子是就地取材找的,女儿也有好几岁。学校分给他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还有一小块菜地。他是学校初三数学把关教师,毕业短短几年时间,已完成了一生的全部内容,剩下的时间用于重复自己。他爱好吹笛子和多情善感,在虚拟的“姑苏行”中回味提前散场的青春。这是我后来不断从油墩街赶往鸦鹊湖过周末的原因。我当年交朋友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对待现实即便是妥协,也要一步三回头,用痛苦折射出良好的生命质地。

每次去都要喝几盅谷酒,在月光漂白的小路上散步聊天。刚毕业时有个邻县的师范女同学跟着他到鸦中呆了差不多一年。她的父母是反对的,同学也大多反对,她内心里的另一个自己也是反对的,只是爱情命令她背井离乡。但爱情很快被乡村的暮色稀释了,争吵了近百次后,水珠最终被火蒸发。她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留。数年后朋友了解到一点她回家乡后的婚姻,并不比在这边更幸福,这更加重了他心里的病痛。

我一般到深夜才从鸦鹊湖往油墩街赶,虽然等待我的只是一座空无一人的破屋子,我回归的急迫却有如内脏要回到温热的胸腔。冬天常遇上雨夹雪,天黑得看不清路面,我把头缩在皮甲克里,一路呐喊着疯骑,不管前面是水洼还是断沟,只要不摔死就行。回到房间,我在镜子里看见的是个脸部肌肉扭曲的泥人。

吴剑权是我20多岁时交往最密切的朋友,我从18岁起就叫他老吴。老吴个子不高,走路如同接受检阅,挺胸收腹迈阔步,散步时我常跟不上他前进的步伐。他大脑里储存着我青春期全部的秘密。1990年至1993年,他在皇港农中重复着我在油墩街的命运。他父亲是县检察院的离休老干部,骨头比铁还硬,一辈子不向任何人低头,也包括子女。这导致老吴滞留乡下的时间比我还长两年。皇港离油墩街近两百里,他是唯一来看望过我的男同学。(另两个是女生,不过她们的到来和探监差不多,只是让我在顾影自怜里陷得更深了,暂且不提她们。)我不仅在木屋和街头小酒馆里接待他,还在课堂上接待他。我上语文课时,把他也请上讲台,说他是从远方来的流浪歌手,让他用比我更严重的美声演唱《三套车》,把语文课演变成音乐课。他的另一个特长朗诵也被我当作礼物送给学生。他只朗诵爱情诗,至高潮处会踮起左脚尖,看上去要把自己发射上太空,结果差点把整个教室送上云端。我的学生像熟悉我那样熟悉他。他比我更热烈奔放,也更具有乐理和书法方面的天赋,学电脑不用看教材,爱情也显得比我专一,拥抱女孩时会放声大哭。许多年里,他是我的另一个侧面。他的到来给了我短暂的快乐。我不提倡快乐,但和老吴在一起,我十分快乐。

农忙假是我在油墩街时拥有过的最奇特的假日,春秋两季各一次,每次6至10天。供老师和学生回家帮农。我把它用来漫游。1992年5月的农忙假,我去皇港对老吴进行回访。乘车到景德镇,再在那里转乘三轮车。从景德镇到皇港是几十里山路,超载的三轮车时有车毁人亡的事故发生。我蓬头垢面到达皇港时,感觉命是从山沟里捡来的。皇港风景比油墩街更好,有近千米的高山,从景德镇流来的昌江在山脚打了个圈,继续向县城方向徜徉而去,为两岸安排无数好景致。我到的时候正是乡间最美的时节,天空被风打扫得连云彩都看不见,山野从嫩绿向碧绿过渡。水田里秧苗腰肢柔韧地起舞,露出鹭鸶雪白的颈项,它们踮着脚在水田里走来走去,人稍稍靠近,就展开翅膀飘飞起来。山上断断续续有布谷鸟的鸣叫,它停顿时,时间也跟着停顿,五月里各种美好的气味从水田、灌木和湿土等事物中升腾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到皇港,不知道中学在哪里,就沿着一条黄泥大路往镇上走,路边一栋两层小洋楼传来熟悉的歌声。我笑着出现在楼房的门口,看见老吴正坐在厅堂里弹吉他。他在帮外出旅行的姐姐一家看房子。那个假期,我和老吴天天住在小洋楼里,一人一个房间。早晨被布谷鸟吵醒才起床,老吴已经做好了我爱吃的青椒炒肉,我们喝着啤酒抽着烟,讨论往

事和将来。晚上去皇港古镇上看姑娘。那时外出打工的人还不多,我们坐在电站的大坝上吹风,看见漂亮些的姑娘就大声唱歌,姑们害怕地笑着,以为我们是街上的混混。

老吴在农中的宿舍潮气很重,室内的地上都绣着青苔。在这间房子里,他点火烧掉过一把吉他,琴是留在市里的一位女同学送的。他的一些本地同事,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写匿名信给校长诬告他和学生谈恋爱。几年后老吴说,他在皇港忍受的,不仅仅是孤独。

刚到油墩街时,同事和校长对我的还是很有期待的,因为我父亲是县里唯一的中学特级教师,是正派、严谨和学识的代名词,而且有人知道我发表过一些文章(在县里会写是人才的标志)。我刚分过来时,校长要在升旗仪式上讲一番关于国旗的话,把写讲话稿的任务交给我。结果我用力过猛弄成了一篇风格欧化的散文诗,还不可理喻地扯到了美国的星条旗什么的。矮胖校长在晨会上宣讲升旗的意义时,我只从他的方言里找到了两句属于我的创作。此后他再不叫我写讲话稿。

1992年秋天,我又教了一个新的高一班(其他老师都跟班升级教了高二)。在一堂语文课上,我一时冲动扬言要带学生去干涸的水库里开篝火晚会。班主任不同意我的做法,理由一是怕出事;二是篝火和农村烧草木灰的火土没有多大区别。我没理会他,决意带着被我的承诺烧得头发晕的学生们在校规之外飞了一次。多年后那个夜晚被我用回忆发酵成一篇深情的小说。许多学生被篝火烤得掉了泪,说这辈子从没这么浪漫过。结果我在学生心里给自己加了10分,在同事眼里给自己减了20分。次年春天,我再次擅自带学生去鄱阳湖边的草洲徒步旅行,在齐腰高的青草丛中赛跑,用自己的工资请所有人吃面条。后来看在草洲上拍的照片,很像MTV中的场景,美,但暗藏忧伤。

台湾的“小虎队”毒害了我的一些学生,他们要组建一支“爬山虎”乐队。除了我,没有任何成年人支持他们没实际意义的理想。我不仅声援他们,还捐了一个月工资买音箱。我带他们去县城采购设备。他们在农民家排练时,我叉着腰,一知半解地给他们的霹雳舞编舞。我参加了他们的第一暨最后一场演出。在油墩街影剧院,我抱着吉他,以北方青年诗人协会(我参加的一个莫名其妙的诗人组织)会员的身份唱了两首歌。为了捕获这个乐队的全部成员,学校提前关了铁门。我和爬山虎们攀铁门跳入校内时,被校领导们照青蛙一样一一擒获。校长的手电停在我脸上时,比我还难为情地说:怎么你也参加了?!他是我父亲在教育学院的同学,我分到油墩街中学而不是其他农村中学和这层关系有关,他的脸红也许也和这层关系有关。

1993年春天过完以后,我觉得一切都气数已尽:乡间的美、孤独、我在孤独中对自身的美化和圣化„„两年快满,县城似乎比刚下乡时离我更远了。湖北黄冈一家新开的酒店招聘文员,一个我从不知道的城市,一个我从不想做的陌生职业,我在刊物上看到启事,想也没想就把资料寄了过去。这个举动只是让我幻觉里愉快地滑翔了很短一段时间,结果重又跌落在油墩街的土地上。我开始每天喝酒,喝高了就骑着自行车没命地狂飙。5月底,一个刚去深圳打了半年工的同事写信给我,向我描绘深圳晴朗的玻璃幕墙和时髦开放的美女。他说:你来吧,这个城市更适合你这样的人。

我以为他的邀请就是深圳的邀请。我把自行车和其他许多东西都送了人,6月的一个清晨,背着牛仔包踏上了校门口的机耕道。连续的雨水把路面洗白,潮湿的阳光下,沙子像无数散落的水晶,我踩在上面,感觉脚步从未那么强劲。虽然两个月后的事实表明,深圳也不过是我日后数年漫游生活的一个短暂的驿站,但是那个23岁的初夏之晨,它像雨后的阳光那样让我的视线一阵阵地发热。走上景湖公路后,我都不敢回头看油墩街中学一眼,我怕刚刚被抛在身后的600多个日夜会骤然从眼眶里重新奔涌而出。

范文五:像石头一样的虫 投稿:赵苤若

像石头一样的虫  

          蔡梦荷  

  今天,我在放学的路上一个姐姐给了我一个像石头一样的虫。然后我们把这只虫子拿来玩。  

  这只虫子扁扁的身体,大大的肚皮,灰灰的壳壳,两只触角摇来摇去,一动不动。它以为可以伪装自己,其实我们已经把它给发现了,它装伴成一块石头!我们把它放到了鸡的饭盒里,鸡还感兴趣,把它啄了几下,又叼起来慢慢地往嘴里送。可是这只虫子坚硬如石头,哪怕是我使劲捏它也不会死。鸡把它送了几次也吃不掉,便不管它了。它见没有危险,便脚底抹油——溜。想跑?没门!我赶紧用手拦住它。  

  回到家里,我给它在水里泡了一会儿将它给洗干净,然后把它放在桌子上。这时钟逸民来找我玩,他看见我在玩这虫子,惊呆了:“这个是打屁虫,被它喷出来的水粘上要过敏的!”他刚说完,我就把这只虫子扔在地上踩死了。  

  我真傻,玩啥也比玩打屁虫好啊!万一我过敏了,明天又要请假去医院呢!

范文六:各种各样的石头 投稿:姜蝞蝟

各种各样的石头

教学目标:

1、知道大自然中很多地方都能找到石头。

2、知道不同的石头在颜色、形状、大小、花纹、粗滑等方面具有不同的特点。 3、了解石头在生活中的用途。能根据石头的不同特点猜测和推理石头的用途。

活动一:猜石头 活动目标:

1、通过交流活动,知道大自然中能找到石头。

2、通过猜石头游戏,培养学生的仔细观察、简单分析推理能力。 3、通过欣赏各种漂亮的石头,激发学生对自然界物体的热爱之情。

所需器材:一组石头实物或图片

活动二:观察、比较石头的不同特点 活动目标:

1、 通过观察、比较、记录知道不同的石头在颜色、形状、大小、花纹、粗

滑等方面具有不同的特点。 2、 学会放大镜的使用。

3、 在活动中培养学生认真细致、尊重事实、乐于合作的科学态度。

所需器材:一组石头、铁钉、放大镜

活动三 讨论石头的用途(P13) 活动目标:

1、了解不同的石头有不同的用途

2、能根据石头的不同特点猜测和推理石头的用途,培养学生的简单推理分析能力。

3.通过活动让学生体会科学与生活是密切相关的。 所需器材:石制品图片或实物

教学设计说明:

第1课时教材安排四个活动:石头的存在、石头的不同特点、石头的用途、石头的千姿百态等。我认为活动一和活动四可以进行整合,以“猜石头”游戏把活动四包含起来,教师通过呈现漂亮和形态各异的石头,激发学生的兴趣,然后以猜喜欢的石头作为任务驱动,让学生在观察中发现,在游戏中思考,在交流中归纳,这时石头的不同特点是隐含在活动中,对活动二的教学起铺垫作用。活动二是教学的重点,借助感官和简单工具进行观察、比较,了解不同的石头具有不同的特点。活动三是活动二的延伸,所以要让学生根据石头的特点联系生活实际思考并举例,从这层面上学生能更深刻的体会到石头特点决定了石头的用途。拓展活动可提供二个内容让学生自由选择,一是收集漂亮的石头或图片,二是寻找发现其他的石制品。

另一种上课思路也可以从欣赏好看的石头作为导入进行教学,可先提高学生的兴趣开始,从特殊——一般对石头进行研究,同时把活动一调整到最后,让学生继续关注哪些地方还有石头作为课的延伸。

范文七:各种各样的石头 投稿:廖珙珚

各种各样的石头 上外黄浦外国语小学 张 婷

教学目标:

1、 知道大自然中很多地方都能找到石头。

2、 知道不同的石头在颜色、形状、大小、花纹、粗滑等方面具有不同的特点。 3、 了解石头在生活中的用途。能根据石头的不同特点猜测和推理石头的用途。

活动一:猜石头 活动目标:

1、 通过交流活动,知道大自然中能找到石头。

2、 通过猜石头游戏,培养学生的仔细观察、简单分析推理能力。 3、 通过欣赏各种漂亮的石头,激发学生对自然界物体的热爱之情。

所需器材:一组石头实物或图片

活动二:观察、比较石头的不同特点 活动目标:

1、 通过观察、比较、记录知道不同的石头在颜色、形状、大小、花纹、粗滑等方面具

有不同的特点。 2、 学会放大镜的使用。

3、 在活动中培养学生认真细致、尊重事实、乐于合作的科学态度。

所需器材:一组石头、铁钉、放大镜

活动三 讨论石头的用途(P13) 活动目标:

1、了解不同的石头有不同的用途

2、能根据石头的不同特点猜测和推理石头的用途,培养学生的简单推理分析能力。 3.通过活动让学生体会科学与生活是密切相关的。 所需器材:石制品图片或实物

范文八:冰雹是怎样形成的 投稿:熊摇摈

冰雹是怎样形成的

冰雹和雨、雪一样都是从云里掉下来的。不过下冰雹的云是一种发展十分强盛的积雨云,而且只有发

展特别旺盛的积雨云才可能降冰雹。

积雨云和各种云一样都是由地面附近空气上升凝结形成的。空气从地面上升,在上升过程中气压降低,体积膨胀,如果上升空气与周围没有热量交换,由于膨胀消耗能量,空气温度就要降低,这种温度变化称为绝热冷却。根据计算,在大气中空气每上升100米,因绝热变化会使温度降低1度左右。我们知道在-定温度下,空气中容纳水汽有一个限度,达到这个限度就称为“饱和”,温度降低后,空气中可能容纳的水汽量就要降低。因此,原来没有饱和的空气在上升运动中由于绝热冷却可能达到饱和,空气达到饱和之后过剩的水汽便附着在飘浮于空中的凝结核上,形成水滴。当温度低于摄氏零度时,过剩的水汽便会凝华成

细小的冰晶。这些水滴和冰晶聚集在一起,飘浮于空中便成了云。

大气中有各种不同形式的空气运动,形成了不同形态的云。因对流运动而形成的云有淡积云、浓积云和积雨云等。人们把它们统称为积状云。它们都是一块块孤立向上发展的云块,因为在对流运动中有上升运动和下沉运动,往往在上升气流区形成了云块,而在下沉气流区就成了云的间隙,有时可见蓝天。 积状云因对流强弱不同出一辙形成各种不同云状,它们的云体大小悬殊很大。如果云内对流运动很弱,上升气流达不到凝结高度,就不会形成云,只有干对流。如果对流较强,可以发展形成浓积云,浓积云的顶部像椰菜,由许多轮廓清晰的凸起云泡构成,云厚可以达4-5公里。如果对流运动很猛烈,就可以形成积雨云,云底黑沉沉,云顶发展很高,可达10公里左右,云顶边缘变得模糊起来,云顶还常扩展开来,形成砧状。一般积雨云可能产生雷阵雨,而只有发展特别强盛的积雨云,云体十分高大,云中有强烈的上升气

体,云内有充沛的水分,才会产生冰雹,这种云通常也称为冰雹云。

冰雹云是由水滴、冰晶和雪花组成的。一般为三层:最下面一层温度在0℃以上,由水滴组成;中间温度为0℃至-20℃,由过冷却水滴、冰晶和雪花组成;最上面一层温度在-20℃以下,基本上由冰晶和雪花

组成。

在冰雹云中气流是很强盛的,通常在云的前进方向,有一股十分强大的上升气流从云底进入又从云的上部流出。还有一股下沉气流从云后方中层流入,从云底流出。这里也就是通常出现冰雹的降水区。这两股有组织上升与下沉气流与环境气流连通,所以一般强雹云中气流结构比较持续。强烈的上升气流不仅给

雹云输送了充分的水汽,并且支撑冰雹粒子停留在云中,使它长到相当大才降落下来。 在冰雹云中冰雹又是怎样长成的呢?在冰雹云中强烈的上升气流携带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水滴和冰晶运动着,其中有一些水滴和冰晶并合冻结成较大的冰粒,这些粒子和过冷水滴被上升气流输送到含水量累积区,就可以成为冰雹核心,这些冰雹初始生长的核心在含水量累积区有着良好生长条件。雹核A在上升气流携带下进入生长区后,在水量多、温度不太低的区域与过冷水滴碰并,长成一层透明的冰层,再向上进入水量较少的低温区,这里主要由冰晶、雪花和少量过冷水滴组成,雹核与它们粘并冻结就形成一个不透明的冰层。这时冰雹已长大,而那里的上升气流较弱,当它支托不住增长大了的冰雹时,冰雹便在上升气流里下落,在下落中不断地并合冰晶、雪花和水滴而继续生长,当它落到较高温度区时,碰并上去的过冷水滴便形成一个透明的冰层。这时如果落到另一股更强的上升气流区,那么冰雹又将再次上升,重复上述的生长过程。这样冰雹就一层透明一层不透明地增长;由于各次生长的时间、含水量和其它条件的差异,所

以各层厚薄及其它特点也各有不同。最后,当上升气流支撑不住冰雹时,它就从云中落下来,成为我们所

看到的冰雹了。

范文九:冰雹是怎样形成的 投稿:高螞螟

冰雹是怎样形成的

冰雹和雨、雪一样都是从云里掉下来的。不过下冰雹的云是一种发展十分强盛的积雨云,而且只有发展特别旺盛的积雨云才可能降冰雹。

积雨云和各种云一样都是由地面附近空气上升凝结形成的。空气从地面上升,在上升过程中气压降低,体积膨胀,如果上升空气与周围没有热量交换,由于膨胀消耗能量,空气温度就要降低,这种温度变化称为绝热冷却。根据计算,在大气中空气每上升100米,因绝热变化会使温度降低1度左右。我们知道在-定温度下,空气中容纳水汽有一个限度,达到这个限度就称为“饱和”,温度降低后,空气中可能容纳的水汽量就要降低。因此,原来没有饱和的空气在上升运动中由于绝热冷却可能达到饱和,空气达到饱和之后过剩的水汽便附着在飘浮于空中的凝结核上,形成水滴。当温度低于摄氏零度时,过剩的水汽便会凝华成细小的冰晶。这些水滴和冰晶聚集在一起,飘浮于空中便成了云。 大气中有各种不同形式的空气运动,形成了不同形态的云。因对流运动而形成的云有淡积云、浓积云和积雨云等。人们把它们统称为积状云。它们都是一块块孤立向上发展的云块,因为在对流运动中有上升运动和下沉运动,往往在上升气流区形成了云块,而在下沉气流区就成了云的间隙,有时可见蓝天。 积状云因对流强弱不同出一辙形成各种不同云状,它们的云体大小悬殊很大。如果云内对流运动很弱,上升气流达不到凝结高度,就不会形成云,只有干对流。如果对流较强,可以发展形成浓积云,浓积云的顶部像椰菜,由许多轮廓清晰的凸起云泡构成,云厚可以达4-5公里。如果对流运动很猛烈,就可以形成积雨云,云底黑沉沉,云顶发展很高,可达10公里左右,云顶边缘变得模糊起来,云顶还常扩展开来,形成砧状。一般积雨云可能产生雷阵雨,而只有发展特别强盛的积雨云,云体十分高大,云中有强烈的上升气体,云内有充沛的水分,才会产生冰雹,这种云通常也称为冰雹云。

冰雹云是由水滴、冰晶和雪花组成的。一般为三层:最下面一层温度在0℃以上,由水滴组成;中间温度为0℃至-20℃,由过冷却水滴、冰晶和雪花组成;最上面一层温度在-20℃以下,基本上由冰晶和雪花组成。

在冰雹云中气流是很强盛的,通常在云的前进方向,有一股十分强大的上升气流从云底进入又从云的上部流出。还有一股下沉气流从云后方中层流入,从云底流出。这里也就是通常出现冰雹的降水区。这两股有组织上升与下沉气流与环境气流连通,所以一般强雹云中气流结构比较持续。强烈的上升气流不仅给雹云输送了充分的水汽,并且支撑冰雹粒子停留在云中,使它长到相当大才降落下来。

在冰雹云中冰雹又是怎样长成的呢?在冰雹云中强烈的上升气流携带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水滴和冰晶运动着,其中有一些水滴和冰晶并合冻结成较大的冰粒,这些粒子和过冷水滴被上升气流输送到含水量累积区,就可以成为冰雹核心,这些冰雹初始生长的核心在含水量累积区有着良好生长条件。雹核A在上升气流携带下进入生长区后,在水量多、温度不太低的区域与过冷水滴碰并,长成一层透明的冰层,再向上进入水量较少的低温区,这里主要由冰晶、雪花和少量过冷水滴组成,雹核与它们粘并冻结就形成一个不透明的冰层。这时冰雹已长大,而那里的上升气流较弱,当它支托不住增长大了的冰雹时,冰雹便在上升气流里下落,在下落中不断地并合冰晶、雪花和水滴而继续生长,当它落到较高温度区时,碰并上去的过冷水滴便形成一个透明的冰层。这时如果落到另一股更强的上升气流区,那么冰雹又将再次上升,重复上述的生长过程。这样冰雹就一层透明一层不透明地增长;由于各次生长的时间、含水量和其它条件的差异,所以各层厚薄及其它特点也各有不同。最后,当上升气流支撑不住冰雹时,它就从云中落下来,成为我们所看到的冰雹了。

范文十:掷石子的石头 投稿:唐銔銕

这个故事已经很久远了。

   石头是托梦乡有名的电影迷。那年代刚放《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时,他从托梦乡的第一场看起,每晚都跟着电影担子走。

   农村放电影没城里的电影院规矩,站的站着,坐的坐着,特别是人挤时,矮个子就真的只能“随人道短长”了。石头个子不高,但他有一手石子掷人百发百中的绝活。他有了这手绝活,看电影就不成问题了。看电影前,他袋子里装满了小石子,站在他前面看电影的人如果挡住了他的视线,那可就别怪他的石子不认人。当然,那石子都是经过精选的小石子,打中了虽痛但不会头破血流。

   说来稀奇,石头因为掷石子百发百中的绝活,还“英雄掷美”掷回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石头的老婆雀雀也是个电影谜。那年放《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时,雀雀也是每场必看。有一天晚上在鹊桥村放电影时,石头前五米处有一脑袋挡住了他的视线,石头的小石子一掷出,那脑袋就哎哟一声,还不自觉地就势回头望了一眼,想看清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就在雀雀手摸着挨打的地方回头看的时候,石头惊呆了:哇!今晚的目标竟是个“回眸一怒百媚生”的角儿。他心里顿时乐开了花,电影也不看了,就着换片的机会挤到那姑娘身边,厚着脸皮问:“姑娘,哪个混账东西打你了?这混账东西真不是人,我刚才也被打了,还痛着呢!”这一番同病相怜的表白,激起了姑娘的好感,一问一答,两人很快就套上了近乎。

   后来,两人几乎晚晚看巡回放映,石头理所当然成了雀雀的护花使者。为了让雀雀轻轻松松看戏,他还哄着雀雀说:“别人用石子打我们,我们也以牙还牙,看谁打着谁。”自然,等巡回放映完毕,他们也走进了洞房。

   也许是真的“有其父必有其子”。石头和雀雀的儿子刚一懂事,就成了电影迷,且对掷石子十分喜爱。也正因为这,石头就给自己的儿子取了个昵称:小石头。

   小石头对石子的钟爱,到了“石不离手”的地步。不管是走路也好,吃饭也好,就是上课时,手里也拿着石头。老师不准拿,他就哭,就闹,就逃学。没办法,只好让他拿着。从此,他手里随时拿着石头,想击什么就击什么。慢慢地,小石头那手掷石子百发百中的绝活,更是青出于蓝。但石头看到儿子用来操练的石块比自己的石子大得多,多次嘱咐小石头不能用来掷人。小石头每次都一边应着,一边百发百中地击中目标,石头喜在眉梢笑在心。

   一天晚上,村里放《天仙配》。石头一家早早就吃了晚饭直奔放映场。那天晚上的人又特多,跟当年放《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一样,挤也挤不开。小石头冷不丁挣脱了父母的约束,跑没影了。当电影放到天兵天将捉七仙女上天时,石头前面不远处一个人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拿出石子,站起来正准备打,可石子还没出手,自己的头却被重重地击中了。这一石头可比他袋子里的那些小石子大了许多,当场就将石头击昏了。

   雀雀看着头破血流的石头慌了神,一边大喊儿子小石头,一边手忙脚乱将石头送医院。

   石头艰难地嘱咐哭得一塌糊涂的小石头:“别……别……再玩……玩石头了……”

   “爸爸,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玩石头了,呜呜呜……”

   原来砸石头脑袋的竟是儿子小石头。

   当时,小石头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挤到了父母身后不远处一个踮着脚尖刚好看得着的地方,没想到在最精彩处时,前面一个人却站了起来,他手里正好拿着一块用来操练的石头,想也没想就掷了出去。

字典词典优秀党员事迹材料标题优秀党员事迹材料标题【范文精选】优秀党员事迹材料标题【专家解析】甲午中日战争的影响甲午中日战争的影响【范文精选】甲午中日战争的影响【专家解析】县关工委工作总结县关工委工作总结【范文精选】县关工委工作总结【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