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九龄感遇其二_范文大全

张九龄感遇其二

【范文精选】张九龄感遇其二

【范文大全】张九龄感遇其二

【专家解析】张九龄感遇其二

【优秀范文】张九龄感遇其二

范文一:张九龄:感遇·其二 投稿:方餀餁

《感遇·其二》

  作者:张九龄

  江南有丹桔,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佳客,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注释:

  1、岂伊:岂唯。

  2、岁寒:孔子有“岁寒而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语。后人常作砥砺节操的比喻。

  3、荐:进献。

  译文:

  江南丹桔叶茂枝繁,经冬不凋四季常青。

  岂止南国地气和暖,而是具有松柏品性。

  荐之嘉宾必受称赞,山重水阻如何进献?

  命运遭遇往往不一,因果循环奥秘难寻。

  只说桃李有果有林,难道丹桔就不成阴?

  赏析:

  读此诗,自然想到屈原之《桔颂》。诗人谪居江陵,正是桔之产区。于是借彼丹桔,喻己贞操。

  诗开头二句,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显。以一个“犹”字,充满了赞颂之意。三、四句用反诘,说明桔之高贵是其本质使然,并非地利之故。五、六句写如此嘉树佳果,本应荐之嘉宾,然而却重山阻隔,无法为之七、八句叹惜丹桔之命运和遭遇。最后为桃李之被宠誉,丹桔之被冷遇打抱不平。

  全诗表达诗人对朝政昏暗和身世坎坷的愤懑。诗平淡自然,愤怒哀伤不露痕迹,语言温雅醇厚。桃李媚时,丹桔傲冬,邪正自有分别。

* 唐诗三百首全集

* 张九龄:感遇·其一

* 张九龄的诗

范文二:张九龄:感遇·其二 投稿:万杻杼

作者:张九龄

江南有丹桔,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佳客,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张九龄:感遇·其二。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注释:

1、岂伊:岂唯。

2、岁寒:孔子有?岁寒而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语。后人常作砥砺节操的比喻。

3、荐:进献。

译文:

江南丹桔叶茂枝繁,经冬不凋四季常青。

岂止南国地气和暖,而是具有松柏品性。张九龄:感遇·其二。

荐之嘉宾必受称赞,山重水阻如何进献?

命运遭遇往往不一,因果循环奥秘难寻。

只说桃李有果有林,难道丹桔就不成阴?

赏析:

读此诗,自然想到屈原之。诗人谪居江陵,正是桔之产区。于是借彼丹桔,喻己贞操。

诗开头二句,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显。以一个?犹?字,充满了赞颂之意。三、四句用反诘,说明桔之高贵是其本质使然,并非地利之故。五、六句写如此嘉树佳果,本应荐之嘉宾,然而却重山阻隔,无法为之七、八句叹惜丹桔之命运和遭遇。最后为桃李之被宠誉,丹桔之被冷遇打抱不平。

全诗表达诗人对朝政昏暗和身世坎坷的愤懑。诗平淡自然,愤怒哀伤不露痕迹,语言温雅醇厚。桃李媚时,丹桔傲冬,邪正自有分别。

范文三:张九龄《感遇·其一》 投稿:郑砀码

《感遇·其一》张九龄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注释]

1、葳蕤:枝叶茂盛而纷披。

2、坐:因而。

3、本心:天性。

[评析]

此诗系张九龄遭谗贬谪后所作《感遇》十二首之冠首。诗借物起兴,自比兰桂,抒发诗人孤芳自赏,气节清高,不求引用之情感。

诗一开始用整齐的偶句,以春兰秋桂对举,点出无限生机和清雅高洁之特征。三、四句,写兰桂充满活力却荣而不媚,不求人知之品质。上半首写兰桂,不写人。五、六句以“谁知”急转引出与兰桂同调的山中隐者来。末两句点出无心与物相竞的情怀。

全诗一面表达了恬淡从容超脱的襟怀,另一面忧谗惧祸的心情也隐然可见。诗以草木照应,旨诣深刻,于咏物背后,寄寓着生活哲理。

【古文论今,韵味无穷】

精炼的语言,就是指用小量的文字就能表达出深层的意思。 古文是中国文学的骨髓,文字的运用在古文中达到了一个顶峰时期,在古文中的语言是相当的精炼的。 就让我们一同去品评吧!

范文四:张九龄:感遇·其一 投稿:马紌納

《感遇·其一》

  作者:张九龄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注释:

  1、葳蕤:枝叶茂盛而纷披。

  2、坐:因而。

  3、本心:天性。

  译文:

  泽兰逢春茂盛芳馨,桂花遇秋皎洁清新。

  兰桂欣欣生机勃发,春秋自成佳节良辰。

  谁能领悟山中隐士,闻香深生仰慕之情?

  花卉流香原为天性,何求美人采撷扬名。

  赏析:

  此诗系张九龄遭谗贬谪后所作《感遇》十二首之冠首。诗借物起兴,自比兰桂,抒发诗人孤芳自赏,气节清高,不求引用之情感。

  诗一开始用整齐的偶句,以春兰秋桂对举,点出无限生机和清雅高洁之特征。三、四句,写兰桂充满活力却荣而不媚,不求人知之品质。上半首写兰桂,不写人。五、六句以“谁知”急转引出与兰桂同调的山中隐者来。末两句点出无心与物相竞的情怀。

  全诗一面表达了恬淡从容超脱的襟怀,另一面忧谗惧祸的心情也隐然可见。诗以草木照应,旨诣深刻,于咏物背后,寄寓着生活哲理。

* 唐诗三百首

* 张九龄的诗

* 张九龄名言

范文五:张九龄:感遇·其一 投稿:夏諮諯

作者:张九龄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注释:

1、葳蕤:枝叶茂盛而纷披。张九龄:感遇·其一。

2、坐:因而。

3、本心:天性。

译文:

泽兰逢春茂盛芳馨,桂花遇秋皎洁清新。

兰桂欣欣生机勃发,春秋自成佳节良辰。

谁能领悟山中隐士,闻香深生仰慕之情?

花卉流香原为天性,何求美人采撷扬名。

赏析:

此诗系张九龄遭谗贬谪后所作十二首之冠首。诗借物起兴,自比兰桂,抒发诗人孤芳自赏,气节清高,不求引用之情感。张九龄:感遇·其一。

诗一开始用整齐的偶句,以春兰秋桂对举,点出无限生机和清雅高洁之特征。三、四句,写兰桂充满活力却荣而不媚,不求人知之品质。上半首写兰桂,不写人。五、六句以?谁知?急转引出与兰桂同调的山中隐者来。末两句点出无心与物相竞的情怀。

全诗一面表达了恬淡从容超脱的襟怀,另一面忧谗惧祸的心情也隐然可见。诗以草木照应,旨诣深刻,于咏物背后,寄寓着生活哲理。

范文六:读张九龄的《感遇二》有感 投稿:杜兪八

"唐诗"作为中华文学宝库中的瑰宝穿越时空,经过千年的历史,依然散发着耀眼的智慧光芒。唐诗中尤以清代蘅塘退士编撰的《唐诗三百首》最为著名,广为流传。从五万首唐诗中凝练摘选出三百余首脍炙人口之作,没有宏大的心胸和气魄实难完成。

《唐诗三百首》定本后风行海内,几至家置一本,虽然读起来朗朗上口,却因为注疏印本较少,让人读来不解其意。纵观多家唐诗注疏,其中以上元陈伯英女史的注疏本最受欢迎。读了陈伯英的注疏本《唐诗三百首》,才知道作诗不可一字无来历,读诗不可一字不考核也。每次读唐诗,都觉得回味无穷,含义深远。

全书开篇第一首诗就是张九龄的《感遇》。《感遇 一》和《感遇 二》可以说是姊妹篇。《感遇 一》道出了生命本来特性的美好;《感遇二》则给人一种安于天命,修德为善的精神追求。

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古文诗词,用语皆有根有据,通过用词也可以看出作者的文化内涵和文学修养。前四句写丹橘冬天不凋谢,仍然有绿色,写出了丹橘忍冬耐寒的本性。暗喻作者自己也能够忍受被贬谪的境遇,而不改变自己的节操品性。

"江南丹橘"来自《楚辞》中的典故: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王逸注:橘受天命生于南国。古人认为任何事物都是天的安排之中,就连橘生于南国都是受天命而行的,可见"天人合一"就是古人的理念。"经冬绿"引自李尤的《七叹》:梁土清尘,卢橘是生。白华绿叶,扶疏冬荣。写的是卢橘白色的果实,绿色的枝叶,到了冬天依然葱茏茂盛。"地气暖"则引自《周礼?冬官》:橘逾淮而北为枳,此地气然也。曹植《橘赋》:背江洲之暖气。诗词中也讲述了一些地理知识。"岁寒"引自《论语》: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李元操《咏橘》诗:能守岁寒心。天气寒冷了,才知道松柏是最后凋谢的,也是暗喻人在危难的时候才能显示出自己的节操,所谓"能守岁寒心"也。五、六句表面上希望把丹橘献给"嘉客",实际上是在表白自己的忠君之心,奈何阻难深重,无法献给尊贵的客人,为国尽忠。真乃济世之良臣也。"嘉客"引自《诗经》:所谓伊人,于焉嘉客。刘桢诗:蘋藻生其涯,华叶纷扰溺。采之荐宗庙,可以羞嘉客。暗指皇帝。张九龄是政治家,同时也是一位心胸豁达,通晓命运之理的人。七、八句明显的表达出作者的达观心态。

"运命"引自李康论:夫治乱,运也;穷达,命也。对于"运"和"命",古人有清晰的认

识。所在国家的太平和混乱,被称为是"运",而自身的贫穷和富贵,被称为"命"。"运"是外界因素,"命"是自身因素。"循环"引自《史记?高祖纪?赞》:三王之道若循环,终而复始。谢灵运诗:四时循环转,寒暑自相承。即表明国家的稳定与动荡是天理循环运动下产生的。四季的更替也是天理循环的结果。这两句表明作者对于家国运命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人对于命运的安排只能"遇",而不能"寻"。随遇而安,无求而得。能够保持这种心态,虽处逆境,也不会丧失志气。

最后两句则是"言志"之语。引自《吴都赋》:椰叶无阴。《韩诗外传》:春树桃李,夏得阴其下,秋得食其实。"树桃李"多用来比喻教书育人。如现实中的栽种桃李树,夏天可以在树荫下乘凉,秋天可以吃它的果实。

开元前期,身兼执宰大臣和诗人双重身份的张说、张九龄都在当时奖拔众多优秀诗人,使得唐诗的变革和发展得到有力的延续和推进。张九龄为张说所奖掖和拔擢,张说去世后,他又于开元二十二年辅佐玄宗为宰相。作为开元盛世的最后一个名相,他深为时人所敬仰,王维、杜甫都作有颂美他的诗篇。他曾辟孟浩然为荆州府幕僚,提拔王维为右拾遗;杜甫早年也曾想把作品呈献给他,未能如愿,晚年追忆,犹觉得可惜(见《八哀诗》)。可以说,他是张说之后又一个既有权位又受人钦慕的文坛宗匠。《感遇 二》既表明张九龄忠君爱国,不丧志,守节操的品性,也表达了他愿意修德济世,奖拔后进人才的心境,立意深厚。

读诗不可不知作者的经历、德行,结合作者自身的情况,就更能了解诗文的内涵。仅仅两首诗,就让我们看到一位在穷达进退中都能保持高洁操守的贤臣名相。

范文七:感遇十二首(其七)张九龄 投稿:杨刍刎

感遇十二首(其七)张九龄——原文&翻译

山东省沂水县马站镇初级中学 蒋清杰

【原文】

感遇十二首(其七)

张九龄

江南有丹橘, 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 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 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 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 此木岂无阴?

【译文】

感遇十二首(其七)

张九龄

江南有一片红红的橘子林, 虽然经历严冬却依然翠绿。 岂是因为它那里地气暖和, 只因为自己有耐寒的心性。 可以把它推荐给尊贵客人, 无奈何关山层叠通道受阻! 命运的好坏只为遭遇不同; 如同规律般实在难以捉摸。 不要只是口说要种植桃李, 橘树难道不能供人乘凉吗?

备注:自己编译的,不是很准确,也不是按韵脚来注释的,希望可以帮到需要的人。

范文八:张九龄《感遇十二首(其四)》 投稿:王秠秡

感遇十二首(其一)  张九龄  兰叶春葳蕤, 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生意, 自尔为佳节。  谁知林栖者, 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本心, 何求美人折?  九龄遭谗贬谪后所作的《感遇》诗十二首,朴素遒劲,寄慨遥深。此为第一首,诗以比兴手法,抒发了诗人孤芳自赏,不求人知的情感。  诗一开始,用整齐的偶句,突出了两种高雅的植物──春兰与秋桂。屈原《九歌·礼魂》中,有“春兰与秋菊,长无绝兮终古”句。张九龄是广东曲江人,其地多桂,即景生情,就地取材,把秋菊换成了秋桂,师古而不泥古。兰桂对举,兰举其叶,桂举其花,这是由于对偶句的关系,互文以见义,其实是各各兼包花叶,概指全株。兰用葳蕤来形容,具有茂盛而兼纷披的意思,“葳蕤”两字点出兰草迎春勃发,具有无限的生机。桂用皎洁来形容,桂叶深绿,桂花嫩黄,相映之下,自然有皎明洁净的感觉。“皎洁”两字,精炼简要地点出了秋桂清雅的特征。  兰桂两句分写之后,用“欣欣此生意”一句一统,不论葳蕤也好,皎洁也好,都表现出欣欣向荣的生命活力。第四句“自尔为佳节”又由统而分。“佳节”回应起笔两句中的春、秋,说明兰桂都各自在适当的季节而显示它们或葳蕤或皎洁的生命特点。(“自”当“各自”解,“尔”当“如此”解,即代表“葳蕤”和“皎洁”。)这里一个“自”字,不但指兰桂各自适应佳节的特性,而且还表明了兰桂各自荣而不媚,不求人知的品质,替下文的“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作了伏笔。  起首四句,单写兰桂而不写人,但第五句却用“谁知”突然一转,引出了居住于山林之中的美人,即那些引兰桂风致为同调的隐逸之士。“谁知”两字对兰桂来说,大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感觉。美人由于闻到了兰桂的芬香,因而发生了爱慕之情。“坐”,犹深也,殊也。表示爱慕之深。诗从无人到有人,是一个突转,诗情也因之而起波澜。“闻风”二字本于《孟子·尽心篇》,其中说:“圣人百世之师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闻柳下惠之风者,薄夫敦,鄙夫宽。奋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闻者莫不兴起也。”张九龄就把这章中的“闻风”毫不费力地拉来用了,用得这样恰如其分,用得这样自然,用得这样使读者毫不觉得他在用典故,这也是值得一提的。  最后二句:“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何求”又作一转折。林栖者既然闻风相悦,那末,兰桂若有知觉,应该很乐意接受美人折花欣赏了。然而诗却不顺此理而下,忽开新意。兰逢春而葳蕤,桂遇秋而皎洁,这是它们的本性,而并非为了博得美人的折取欣赏。很清楚,诗人以此来比喻贤人君子的洁身自好,进德修业,也只是尽他作为一个人的本份,而并非借此来博得外界的称誉提拔,以求富贵利达。全诗的主旨,到此方才点明;而文章脉络也一贯到底。上文的“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与这里的“草木有本心”互为照应;上文的“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又与“美人折”同意相见。这最后十个字,总结上文,滴水不漏。  古体诗而只写八句,算是短小的了,而张九龄在寥寥短章中,狮子搏兔,也用全力。诗前二句是起,三四句是承,五六句是转,七八句是合,结构严谨。而且做到了意尽词尽,无一字落空。表现形式上,运用了比兴手法,词意和平温雅,不激不昂,使读者毫不觉得在咏物的背后,讲着高雅的生活哲理。(沈熙乾)

范文九:张九龄《感遇十二首(其七)》 投稿:卢萻萼

感遇十二首(其七)  张九龄  江南有丹橘, 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 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嘉客, 奈何阻重深!  运命唯所遇, 循环不可寻。  徒言树桃李, 此木岂无阴?  读着张九龄这首歌颂丹橘的诗,很容易想到屈原的《橘颂》。屈原生于南国,橘树也生于南国,他的那篇《橘颂》一开头就说:“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其托物喻志之意,灼然可见。张九龄也是南方人,而他的谪居地荆州的治所江陵(即楚国的郢都),本来是著名的产橘区。他的这首诗一开头就说:“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其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显。屈原的名句告诉我们:“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可见即使在南国,一到深秋,一般树木也难免摇落,又哪能经得住严冬的摧残?而丹橘呢,却“经冬犹绿林”。一个“犹”字,充满了赞颂之意。  丹橘经冬犹绿,究竟是由于独得地利呢?还是出乎本性?如果是地利使然,也就不值得赞颂。所以诗人发问道:难道是由于“地气暖”的缘故吗?先以反诘语一“纵”,又以肯定语“自有岁寒心”一“收”,跌宕生姿,富有波澜。“岁寒心”,一般是讲松柏的。《论语·子罕》:“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刘桢《赠从弟》:“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张九龄特地要赞美丹橘和松柏一样具有耐寒的节操,是含有深意的。  汉代《古诗》有一篇《橘柚垂华实》,诗中说橘柚“委身玉盘中,历年冀见食”,表达了作者不为世用的愤懑。张九龄所说的“可以荐嘉客”,也就是“冀见食”的意思。“经冬犹绿林”,不以岁寒而变节,已值得赞颂;结出累累硕果,只求贡献于人,更显出品德的高尚。按说,这样的嘉树佳果是应该荐之于嘉宾的,然而却为重山深水所阻隔,为之奈何!读“奈何阻重深”一句,如闻慨叹之声。  丹橘的命运、遭遇,在心中久久萦回,诗人思绪难平,终于想到了命运问题:“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看来运命的好坏,是由于遭遇的不同,而其中的道理,如周而复始的自然之理一样,是无法追究的。这两句诗感情很复杂,看似无可奈何的自遣之词,又似有难言的隐衷,委婉深沉。最后诗人以反诘语气收束全诗:“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人家只忙于栽培那些桃树和李树,硬是不要橘树,难道橘树不能遮阴,没有用处吗?在前面,已写了它有“经冬犹绿林”的美荫,又有“可以荐嘉客”的佳实,而“所遇”如此,这到底为什么?《韩非子·外储说左下》里讲了一个寓言故事:  阳虎对赵简主说,他曾亲手培植一批人才,但他遇到危难时,他们都不帮助他。  因而感叹道:“虎不善树人。”赵简主道:“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树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树。”  只树桃李而偏偏排除橘柚,这样的“君子”,总不能说“慎所树”吧!  杜甫在《八哀·故右仆射相国张公九龄》一诗中称赞张九龄“诗罢地有余,篇终语清省。”后一句,是说他的诗语言清新而简练;前一句,是说他的诗意余象外,给读者留有驰骋想象和联想的余地。读这首诗我们不就很自然地联想到当时朝政的昏暗和诗人坎坷的身世吗!这首诗平淡而浑成,短短的篇章中,时时用发问的句子,具有正反起伏之势,而诗的语气却是温雅醇厚,愤怒也罢,哀伤也罢,总不着痕迹,不露圭角,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霍松林)

范文十:感遇十二首其七_作者张九龄 投稿:曾寪寫

作者为唐代文学家张九龄。其古诗全文如下:

江南有丹桔,经冬犹绿林。

岂伊地气暖,自有岁寒心。

可以荐佳客,奈何阻重深。感遇十二首其七_作者张九龄。

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

运命唯所遇,循环不可寻?

[鉴赏]

读着张九龄这首歌颂丹橘的诗,很容易想到屈原的。屈原生于南国,橘树也生于南国,他的那篇一开头就说:“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其托物喻志之意,灼然可见。张九龄也是南方人,而他的谪居地荆州的治所江陵(即楚国的郢都),本来是著名的产橘区。他的这首诗一开头就说:“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其托物喻志之意,尤其明显。感遇十二首其七_作者张九龄。屈原的名句告诉我们:“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可见即使在南国,一到深秋,一般树木也难免摇落,又哪能经得住严冬的摧残?而丹橘呢,却“经冬犹绿林”。一个“犹”字,充满了赞颂之意。

丹橘经冬犹绿,究竟是由于独得地利呢?还是出乎本性?如果是地利使然,也就不值得赞颂。所以诗人发问道:难道是由于“地气暖”的缘故吗?先以反诘语一“纵”,又以肯定语“自有岁寒心”一“收”,跌宕生姿,富有波澜。“岁寒心”,一般是讲松柏的。:“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刘桢:“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张九龄特地要赞美丹橘和松柏一样具有耐寒的节操,是含有深意的。

汉代有一篇,诗中说橘柚“委身玉盘中,历年冀见食”,表达了作者不为世用的愤懑。张九龄所说的“可以荐嘉客”,也就是“冀见食”的意思。“经冬犹绿林”,不以岁寒而变节,已值得赞颂;结出累累硕果,只求贡献于人,更显出品德的高尚。按说,这样的嘉树佳果是应该荐之于嘉宾的,然而却为重山深水所阻隔,为之奈何!读“奈何阻重深”一句,如闻慨叹之声。

丹橘的命运、遭遇,在心中久久萦回,诗人思绪难平,终于想到了命运问题:“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看来运命的好坏,是由于遭遇的不同,而其中的道理,如周而复始的自然之理一样,是无法追究的。这两句诗感情很复杂,看似无可奈何的自遣之词,又似有难言的隐衷,委婉深沉。最后诗人以反诘语气收束全诗:“徒言树桃李,此木岂无阴?”——人家只忙于栽培那些桃树和李树,硬是不要橘树,难道橘树不能遮阴,没有用处吗?在前面,已写了它有“经冬犹绿林”的美荫,又有“可以荐嘉客”的佳实,而“所遇”如此,这到底为什么?里讲了一个寓言故事:

阳虎对赵简主说,他曾亲手培植一批人才,但他遇到危难时,他们都不帮助他。因而感叹道:“虎不善树人。”赵简主道:“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树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树。”只树桃李而偏偏排除橘柚,这样的“君子”,总不能说“慎所树”吧!

杜甫在一诗中称赞张九龄“诗罢地有余,篇终语清省。”后一句,是说他的诗语言清新而简练;前一句,是说他的诗意余象外,给读者留有驰骋想象和联想的余地。读这首诗我们不就很自然地联想到当时朝政的昏暗和诗人坎坷的身世吗!这首待平淡而浑成,短短的篇章中,时时用发问的句子,具有正反起伏之势,而诗的语气却是温雅醇厚,愤怒也罢,哀伤也罢,总不着痕迹,不露圭角,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字典词典苏伊士运河危机苏伊士运河危机【范文精选】苏伊士运河危机【专家解析】高三英语备课组计划高三英语备课组计划【范文精选】高三英语备课组计划【专家解析】关于梦想的古诗词关于梦想的古诗词【范文精选】关于梦想的古诗词【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