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泊洼的秋天_范文大全

团泊洼的秋天

【范文精选】团泊洼的秋天

【范文大全】团泊洼的秋天

【专家解析】团泊洼的秋天

【优秀范文】团泊洼的秋天

范文一:团泊洼的秋天(节选) 投稿:龙開閌

……至于战士的深情,你小小的团泊洼怎能包容得

下!

不能用声音,只能用没有声音的“声音”加以表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诬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不信流言,不受欺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大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眼睛,可以关闭一时,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但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

芽。……

一九七五年九月于团泊洼干校

――选自《诗刊》1976年11月号

王燕生解读:团泊洼在天津静海。设在那里的“五七干校”,是遍布全国的“拯救有罪灵魂”的场所之一。

神州大地还处在政治风暴的漩涡中。然而,没有谁能禁锢和阻拦四季时序的更迭:“蝉声消退了”,“蛙声停息了”,秋声、秋光又如期回到了大地。

郭小川,这位共和国最重要的诗人之一,在那个禁声的年代,抚着身心的创伤,借对秋天的吟咏,强烈地抒发了战士的情怀。赤诚、滚烫的诗句,犹如地火翻涌着熔岩奔突,仿佛雷声自黎明前的远天传来。

诗人是预言家。当“埋在坝下”的诗篇,“准会生根发芽”的时刻到来时,诗人还来不及欢呼歌唱,竟意外地离开了人间,至今令人痛惜万分。

范文二:《团泊洼的秋天》赏析 投稿:薛屽屾

郭小川

秋风象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高粱好似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

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

密集的芦苇,细心地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

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

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

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

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

秋天的团泊洼啊,好象在香矩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

全世界都在喧腾,哪里没有雷霆怒吼,风去变化!

是的,团泊洼的呼喊之声,也和别处一样洪大;

听听人们的胸口吧,其中也和闹市一样嘈杂。

这里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但人人都在枪炮齐发;

谁的心灵深处——没有奔腾咆哮的千军万马!

这里没有刀光剑影的火阵,但日夜都在攻打厮杀;

谁的大小动脉里——没有炽热的鲜血流响哗哗!

这里的《共产党宣言》,并没有掩盖在尘埃之下;

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在这里照样有最真挚的回答。

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在战士的心头放射光华;

反对修正主义的浪潮,正惊退了贼头贼脑的鱼虾。

解放军兵营门口的跑道上,随时都有马蹄踏踏;

五·七干校的校舍里,荧光屏上不时出现《创业》和《海霞》。

在明朗的阳光下,随时都有对修正主义的口诛笔伐;

在一排排红房之间,常常听见同志式温存的夜话。

……至于战士的深情,你小小的团泊洼怎能包容得下!

不能用声音,只能用没有声音的“声音”加以表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1975年9月于团泊洼干校初稿的初稿,还需要做多次多次的修改,属于《参考消息》一类,万勿外传。(——作者原注)

(选自《郭小川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

《团泊洼的秋天》写于1975年9月。当时,郭小川受到“四人帮”及其余党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郊静海县团泊洼干校隔离审查。但这一切并未动摇诗人久经战斗考验的坚强意志。他以“是战士,决不能放下武器,哪怕是一分钟;要革命,决不能止步不前,哪怕面对刀丛”的无产阶级英雄气概,在毛泽东关于《创业》批示的鼓舞下,写出了《团泊洼的秋天》、《秋歌》等投枪匕首式的诗篇。这两首诗是诗人在高压下进行英勇斗争的真实记录,是充满革命战士豪情与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响亮诗歌。

此诗有其巧妙的艺术构思。诗人一扫前人的“悲秋”老调,从描绘秋天景物入手,借景抒情,寓动于静,意在渲染一个极其宁静的气氛,以反衬人们内心世界的并不平静,大有“于无声处听惊雷”之势,从而起到了深化全诗主题的作用。继具体描绘秋景之后,诗人转而深沉发问:“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谁的心灵深处——没有奔腾咆哮的千军万马!”“谁的大小动脉里——没有炽热的鲜血流响哗哗!”充分表达了在自然界宁静的外表下,人们心中蕴蓄着的激烈的斗争和生活在干校内的革命文艺战士对江青一伙的反抗情绪。接着,诗人通过一连串的排比句式直抒胸臆,高歌战士特有的性格、抱负、胆识、爱情,充分抒发无产阶级战士的革命情怀,表达亿万人民对“四人帮”的无比愤慨。这些警句,既是诗人高尚品格的自我写照,也是对所有无产阶级战士革命品质的艺术概括。最后一节采用象征手法,预言江青一秋的必然垮台和革命人民的必然胜利,寓意深刻含蓄,让人回味无穷。(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诗中某些用词和提法今天看来未必妥当,明显属于特定历史时代的产物。)

“长句体”为郭小川在诗歌艺术形式方面的独特创造。诗人从60年代初创作《厦门风姿》、《甘蔗林——青纱帐》开始采用这种诗体,以后则与其它诗体交错使用,1975年所写《秋歌二首》已将这种诗体推向成熟的境地。诗人学习我国古代楚辞、汉赋,采用铺陈排比的长句体式,看似有点“散文化”其实有其自身的规律:集短为长,将几个短句合在一起组成一个长句,且都保持二十个字左右,显得较为整齐对称,同时注意押韵,既便于抒发诗人激越浩瀚的战斗豪情,又能形成较为整齐、押韵的诗体形式。

范文三:郭小川和《团泊洼的秋天》 投稿:钱仠仡

团泊洼1975年的秋天姗姗来迟。天气湿冷湿冷的,周围的秋色越来越浓,橙黄的芦苇在团泊洼湿地里不住地摇曳着,一望无际,满地都是。细雨在悠悠地飘散着。深秋了,天气也越来越凉,凌晨的雨水又细又密。

56岁的郭小川来团泊洼五七干校已经快一年了。

团泊洼的秋天静悄悄的,从早到晚,留下诗人郭小川思索的足迹,洒下他裹满风尘的热汗,留下他不知疲倦的身影。

夜,月光如水银泻地,把诗人郭小川深思的身影,凝固成一座雕塑,投射在雪白的墙上。

凭窗望着团泊洼越来越浓的秋色,郭小川的心情抑制不住一种激动。他喜欢团泊洼的秋天,这里处处都表现出大自然的广阔美丽,那高粱,向日葵,垂柳,芦苇;那蝉声,蛙鸣,大雁,野鸭,让郭小川产生一种重归大自然的感觉。

团泊洼干校由河北省军区代管,廊坊军分区宋副政委主持团泊洼干校的全面工作。这是一位三八式的憨厚长者,对郭小川很宽容,也理解他。由于邓小平同志复出主持工作,眼见形势日益好转,春风吹遍了团泊洼。借着清闲之机,郭小川认真学习了四卷本《列宁选集》,接着又钻研马克思的经典著作《资本论》。他是个充满激情的诗人,他认为,我们这一代人,“处在一个意气风发、精神振奋的前所未有的时代”,因而这个时代的诗歌要“造成一种雄浑而壮丽的气势,一种高昂的调子”。尽管生活在十分艰苦的环境里,郭小川又患有严重失眠症,心脑血管疾病悄然向诗人袭来,让他感到疾病的威胁,但他具有永不衰竭的“战斗的热情”,并将这股热情融汇于有血有肉的生活形象之中。他以“是战士,决不能放下武器,哪怕是一分钟;要革命,决不能止步不前,哪怕面对刀丛”的无产阶级英雄气概闻名诗坛。

干校里的许多人可以轮流回京休假,郭小川与漫画家华君武则是干校“常客”。闲着无聊的时候,郭小川除了喜欢下棋,打桥牌,还喜欢喝点白酒。郭小川喜欢白酒的辛辣,更喜欢酒后产生的那种亦真亦幻的感觉,暂时忘记了人世间的烦恼,人在酒中走,飘飘欲仙,像天马行空,独来独往,无拘无束。

喝酒需要下酒菜,干校里的小卖部只卖一些酱豆腐、臭豆腐和罐头一类的下酒菜,并不丰盛。要想采购一些熟菜,就得到干校外面去搞。郭小川拜托管理员外出采购时,给自己带点熟食做下酒菜。那时虽然副食品供应十分紧张,但干校在天津和静海都有特供点,肉、菜以至无头大虾都能买到,弄点鸭头、火腿肠、酱猪肝等也不怎么费事。

管理员是原在音乐研究所工作的“孔圣人”――“衍圣公”孔德成的堂弟孔德庸。郭小川和孔德庸很好,孔德庸外出前,总是要到郭小川的住处告诉他一声。郭小川就给孔德庸一些钱,让他为自己买些好吃的下酒菜。

孔德庸回来后,郭小川接过他买来的食品,就去找漫画家华君武和钟灵等人来喝酒。

郭小川不是沉默不语内向的人。有一天在食堂大庭广众之下,他问华君武:“君武兄,你说咱们是不是走资派?”这话明显带有极强的否定“文革”的挑衅性,众人都愣住了。华君武见周围这么多人,忙向郭小川使眼神,示意他祸从口出,而郭小川神态自若毫无惧色。

都说郭小川和华君武是团泊洼的“常客”。那是因为春天时,华君武就被允许回京探家两星期。然而,假期没满,他就又回到了团泊洼。

郭小川见到华君武,就奇怪地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团泊洼了?”

华君武淡淡一笑,说:“家里的房子只剩两间了,三个儿子都长大了,家里没有我睡的地方。单人床加块板与老婆挤着,晚上睡觉热得透不过气来,还真不如团泊洼干校住着宽绰舒服……”

沉甸甸的话语,沉甸甸的心思,沉甸甸的往事,钩起了郭小川沉甸甸的回忆。回首往事,那些青春年华,那些黄金岁月,那些亲情笑脸,重又浮现在眼前。郭小川理解华君武。他想起1969年初秋他们从北京和平里迁往永安路友谊医院对面的《人民日报》老宿舍,两户合住一门中,各住两间房,厨房厕所两家公用。昔日的钢琴、沙发、书柜换成了木板床、三屉桌,甚至连一把像样的椅子都没有,相当寒酸……

由此想起妻子杜惠,想起孩子们,诗人的心里酸酸的。明月高挂,孤灯未熄,他的脑海里,又浮现了在延安和妻子杜惠邂逅相遇的情景。

那是1939年的冬天,正当郭小川在八路军359旅为民族解放而战斗而高歌的时候,远在四川的19岁四川姑娘杜惠则奔行在赴延安的途中。1940年初秋,一个艳阳高照、晴朗清明的日子,郭小川和纯朴坚强、聪慧秀气的四川姑娘杜惠在延河边偶然相遇,从此开始了他们的爱情交住。1941年1月,部队首长保送郭小川到延安学习。翌年5月23日,郭小川参加了由毛泽东亲自主持召开的延安文艺座谈会,聆听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从1940年到1975年,35年间,无论人世沧桑,世事多变,郭小川和杜惠的心始终在一起,他们互亲互爱,忠贞不渝,既忠实于自己的信念,又忠实于自己的爱情。

1943年春节,大年初一,延安。郭小川和杜惠的婚礼在延安窑洞里举行,吴玉章老人特意为这对新婚夫妻写了喜联,上联:杜林深植慧;下联:小水汇为川。他还把自己屋里用白细布制作的旧世界大地图摘下来,送给一对新人做了被面。热烈、简朴、欢悦的婚礼如期举行,文艺理论研究室主任、著名文论家欧阳山主持婚礼,著名作家、当时的党支部书记刘白羽是证婚人。伙房的同志抬来一桶特意为新人熬的红枣绿豆粥送给大家喝。静静的延安之夜,圣洁之爱的鲜花在悄悄绽放……

许多年以后的今天,往事如此清晰,就像刚发生的一样,历历在目。

团泊洼离北京较近,在《光明日报》社工作的郭夫人杜惠欲去团泊洼看望丈夫郭小川。

1975年夏天的一个早晨,作协《文艺报》的杨志一突然找到管理员之一的胡金兆,说:“金兆,今天下午郭小川的夫人杜惠来我们团泊洼,我们得赶紧帮郭小川‘起圈’……”

别看郭小川诗写得非常好,极富战斗力,但他的生活自理能力却非常差,每天除了洗漱外,很少打扫收拾屋子。屋里酒瓶、罐头盒、旧报纸、破杂志、书籍、旧衣服脏乱不堪。杨志一是个诙谐幽默的人,竟把郭小川的住处形容为“猪圈”,搞卫生自然就成为“起圈”了。

大家齐动手,很快就把郭小川的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

杜惠来了。已经55岁的杜惠,精神睿智,仍十分漂亮。知夫者莫如妻,看到郭小川的屋里打扫得这么干净,杜惠笑了,她说:“要不是你这些朋友帮忙,这屋里不像猪圈才见鬼呢!”

听了杜惠的话,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心知肚明地笑了。

这天,管理员孔德庸和胡金兆特意从干校外边买来许多熟食,大家聚在郭小川的屋子里,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桌子上摆放着西红柿、菠菜、韭黄,还有鸡鸭鱼肉,特别丰盛。烟雾缭绕的屋里除了刺鼻的酒味儿,再有的就是温馨、快乐和祥和的气氛,大家忘记了烦恼和忧愁,谈政治,谈理想,谈未来,好像又回到了郭小川北京和平里旧居……

团泊洼的天一层层地黑下来,暗色布满了房间,然而郭小川的屋子里仍笑声朗朗,透出难得的丝丝缕缕的快乐。

这天夜里,大家走后,郭小川和杜惠走出牛棚,到红房子外散步。团泊洼的夜好美,那一排排灯光明明暗暗高低不平地闪耀着。微风轻拂,明月高照,蛙声轻吟,他们似乎又回到了35年前的延安,那滔滔不绝的独流减河多像奔腾不息的延河啊!杜惠的到来,给郭小川带来了宽慰。

杜惠走后不久,郭小川一头埋在屋里,很少露面了。漫画家钟灵和郭小川经常在一起喝酒,下象棋,打桥牌。他们非常要好。尤其酒酣耳热的时候,郭小川一反不谈文艺、不谈政治的戒律,小声斥骂林彪、江青“四人帮”一伙。

有那么一段时间,郭小川竟有十几天没有找钟灵喝酒、下棋、打桥牌。钟灵觉得蹊跷,也没好意思打扰郭小川。

一天饭后,郭小川神情紧张地找到钟灵,两人来到钟灵的房间,郭小川从怀里掏出一叠稿纸,小声对钟灵说:“灵兄,这是我这几天写的万言书,是准备上书中央邓小平同志关于整顿文艺工作的意见书……”

钟灵一听,神色也紧张了。

郭小川慷慨激昂地接着说:“以于会泳为首的四届人大后的新文化部必须要改组,应彻底改组。要立刻恢复中国文联和各协会的职能,团结文艺界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反对一言堂和文化专制主义……”

钟灵问:“你的这封万言书怎么能递到邓小平的手里呢?”

郭小川很自信地说:“我自有我的渠道。你看看,有什么具体意见,告诉我……”

钟灵这才知道,郭小川半个月没露面,原来是在屋里憋宝――写万言书了。他很敬佩郭小川,尽管郭小川身患各种疾病,但是他仍像战士,以饱满的热情对待生活,对待人生,对待逆境。他对郭小川肃然起敬。

1975年9月,郭小川在团泊洼听到了毛泽东关于电影《创业》的批示,他预感到中央要调整文艺方针政策,形势会向好的一面发生变化。为了证实这个消息是否真实,郭小川向刚从北京回来的马少波打听,马少波含蓄地点头表示消息属实。

诗人郭小川是一个不满足于现状的人,他的血管里立刻奔涌出创作的激情,这种激情源于他对事业的忠诚,对祖国的热爱。伴着孤灯,他紧锁双眉,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就在这天,郭小川夜不能寐,诗人情怀战斗情怀被激发出来了,他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挥笔写下《团泊洼的秋天》,表达了一个共产主义革命战士坚定不移的革命斗志。

范文四:团泊洼的秋天阅读答案 投稿:潘搢搣

阅读下面诗歌,回答问题。

团泊洼的秋天

郭小川

秋天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高粱好似一队队“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

向日葵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成熟的庄稼;

密集的芦苇,细心地守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

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

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

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

秋凉在这里刚刚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

秋天的团泊洼啊,好像在香甜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样羞羞答答。

(1)本诗描绘了怎样的一幅图画?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情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诗人突出了“团泊洼的秋天”怎样的特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诗人运用了怎样的修辞手法来描绘秋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秋天本是抽象的,但作者却将秋天写得具体、形象,这是如何做到的?请谈谈你的理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范文五:团泊洼的秋天阅读答案 投稿:孔嵛嵜

【美文阅读】

团泊洼的秋天         郭小川秋天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乎滩上挥洒。高梁好像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外的红色天涯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成熟的庄稼;密集的芦苇,细心地守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经不在房顶上吱喳;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河也不再喧哗。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秋凉在这里刚刚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秋天的团泊洼呀,好像在香甜的梦中睡傻;团泊洼的秋天呀,犹如少女一样羞羞答答。

1.本诗描绘了怎样一幅画?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情感?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2.诗人突出了“团?白洼的秋天”怎样的特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3.秋天本来是抽象的,但作者却将秋天写得具体、形象,这是如何做到的?请谈谈你的理解。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4.请仿照诗文的第三、四小节,再选择两种景物去表现秋天。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1.描绘了团泊洼秋天美好的景色,抒发了作者热爱生活的感情。2.“静谧”和“柔美”的特点。3.作者描写了秋天里有形的景物,如垂柳、芦苇、蝉声、蛙声、大雁等。(意对即可)4.“略”。

范文六:团泊洼的秋天诗赏析 投稿:叶穬穭

文学院汉语言文学 1105班 丁雨秋

埋在秋天的诗歌 ——浅谈郭小川潜在诗歌创作

摘要:本文主要通过对郭小川先生《团泊洼的秋天》这首诗的简要赏析和理解,浅析这一特殊时代背景下,潜在诗歌创作者内心的矛盾心理。希望能够剥脱外在语言文字的修饰,试图直视诗人真实的情感矛盾和内在的精神世界。

关键字: “潜”与“显” 《团泊洼的秋天》 诗歌语言 矛盾心理

潜在写作最早是由陈思和先生提出的文学概念,他定义为:那些写出来后没有及时发表的作品。如果从作家的角度来定义,也就是:不为了公开发表而进行的写作活动。我更为通俗地理解,潜在诗歌即那些不被当时主流接纳,难以正式公开发表的秘密创作的诗歌。

在此,不得不说一些“显”与“潜”的关联。一张扬外露,一低调内敛,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诗歌所包含的思想感情和写作意图。前者的代表作者首推张永枚,如《西沙之战》:啊!古歌中的/千里长沙/万里石塘”/和祖国大地山水相依一脉连/西沙、南沙/中沙、东沙……/都是中华民族壮丽的渔乡/岂能让强盗霸占。从现在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诗句不乏有些生硬空洞。而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正如著名经济学家王亚南先生1969年去世前所说的:“专制背景下只有两种人,一种是骗子,一种是哑子。”诚然,当哑子是需要压制自己内心自我的,自然也有些压制不住的诗人,好比食指(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同样也有时而游离于主流诗歌之外的,好比郭小川。金克木先生在《书,读完了》中提及:不知隐文化,难以明白显文化。潜在诗歌自然也有其必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通过这段时间诗歌的阅读,我们往往能从今天新的着眼点、新的角度,窥探出那个时代的另一个侧影,同样能够一定程度上揣度出诗人在创作过程中矛盾又难以压抑的思想感情。

在此,我主要谈谈郭小川的《团泊洼的秋天》,并简单联系与穆旦《秋》之间的比较。两者内容上有共同点,而且创作时间也仅隔一年。以《团》为例,通过这一段时间的阅读,按照我的理解,全诗可划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从“秋风象一把柔韧的梳子”划分至“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主要描绘了秋天团泊洼恬淡平静的自然景色。开篇以秋风作喻,“象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营造出一种静婉恬淡的氛围。不同于《秋歌》中“锐利如刀锋”,也区别于《秋》中所写的“天空呈现着深邃的蔚蓝,仿佛醉汉恢复了理性”,给人以肃静和理性。而后的三节,将红色的高粱、摇曳的向日葵以及年高的垂柳融合成一幅色彩明丽的田园秋景图。合眸畅想,无垠的田野晕染着片片浓郁的赤红,温暖灿烂的金黄色上点缀着些许苍绿。漫漫无际的景色在视觉上横向铺张开来,诗人却不仅仅局限于视觉上色彩的渲染,更巧妙地从听觉切入,蝉声退了,蛙声息了,再无吱吱喳喳的麻雀,喧哗的河流,只有北雁

欲归,白鹜静浮。其强烈的画面感不同于故事性长诗《白雪的赞歌》的情节性。“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酷暑还藏在好客的人家。”一句,形象地表现出夏末初秋寒暖交替的时季特点,在柔情舒缓中有又有些俏皮,颇为巧妙。这样的诗句与《向困难进军》、《把家乡建成天堂》中的口号不同,其实再进一步体味,客观地讲也并不是完全属于诗意富有飘逸美感或深刻耐人寻味之类的,但给人很真实的感觉,我把这种感觉归结为那个时代的特色语感,简单质朴中透着淳美。总的来说,第一部分的重点集中在真实的自然景致上。

第二部分从“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划分至“常常能听到同志式温存的夜话”,主要倾注了诗人激昂的情感思想。紧凑的节奏感和激烈的战事与第一部分形成鲜明的对比,彻底粉碎了田园的安静恬淡。诗人首先提出质问“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而后将恬静迅速切换成一片喧腾嘈杂的场景,“奔腾咆哮的千军万马”、“ 刀光剑影的火阵”完全吞噬了团泊洼的静。先抑后扬的手法之后,直抒胸臆,表达出内心坚持社会主义、坚持无产阶级领导的坚定信念。这与《投入火热的战斗》楼梯式的效果有相似之处,语句上一韵到底,气势浩荡。联系诗人的时代背景,此时的郭小川虽在干校被隔离审查,但对毛泽东关于《创业》的批示心感无比激动,于是乎就有了“毛泽东的伟大号召,在这里照样有最真挚的回答。”但是,这样的语句显而易见是太过直白浅露的,这与穆旦“深厚沉重,朦胧晦涩,着实奇异,热烈而又冷漠”(《九叶诗派选》蓝棣之编选,人文文学出版社)截然不同。郭小川在很多诗歌中都体现了这一点,如《秋日谈心》、《厦门风姿》,语言很浅显,很直接易懂,受众往往都能直接理解或者被诗句中的感情所带动。唯独《望星空》,在思维驰骋中,体现宇宙与人生,浩渺与细微之间的天壤之别。

第三部分引领全诗高潮,以战士的口吻表达出诗人满腔的赤血豪情。“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不信流言/不受欺诈/一切无稽的罪名/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鲜明地塑造了一个刚正不阿、果敢忠贞的战士形象,他秉持操守,他坚守信仰。排比的句式一次次强烈震撼着读者,情感强有力地迸发容不得半点迟疑犹豫。然而,经过反复的推敲,虽然句句洋溢着斗争的热情,但在现今这个时代的赏析角度出发,又显得过于拖沓麻木,语言的力度是单薄的。不同于北岛的诗,就像是世界的一道伤口,只是细长的一道伤口,却割得很深,能见骨肉。

我们可以尝试着深究,为何诗人一定要以战士这个人物的口吻,难道不能用“人们”?不能用“同志”?其中最为重要的是:战士是永不屈服的,是永远要战斗的。战士不会因为污蔑恫吓甚至无情的打击而放弃战斗,战士始终有抱负,有胆识,誓与可耻的衰退抗争的。同时,这与第二部分的战争场面是完全契合的。此时诗人心中的团泊洼的确是“喧腾的、嘈杂的”,亦如诗人无法压抑的内心情感。郭小川因四人帮的迫害而身处五七干校,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地将诗中的“战士”替换成诗人自己,看作是内心的独白:我不怕污蔑!我不怕恫吓!这是由衷的辩白,诗人更希望与他并肩的战士们“不信流言,不受欺诈”。潜在诗歌不能公开发表的原因在正是在此,过多

个人大胆的想法,甚至完全违背政治形势,不屈的言语俨然是一股强势的逆流,不住地怒啸奔流,滚滚而逝。但往往因为复杂的政治形势,只能暗中涌动,否则将会被主流彻底吞噬淹没。在全诗最后,作者原注“万勿外传”也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诗人自己当然也认识到了这些,才会写下“不管怎样/且把这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它也许不符合你秋天的季节/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复杂的内心矛盾我认为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第一,是其清白无辜的事实与蒙冤受到迫害的现实之间的矛盾。第二,是坚持斗争坚持社会主义的积极想法与被隔离无所作为之间的矛盾。第三,是思想上的不平反抗与诗歌创作只能秘密流传不被公开承认的矛盾。而诗人最后仍然坚信“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其思想感情的复杂可以理解成为内心的一种乐观的信念支持,也有可能是对现实的短暂回避,有可能是自我的慰藉鼓舞,同样有可能是一种不满的彻底宣泄。在思想精神的国度,他可以征战沙场,马革裹尸。但是,重重矛盾之后,现实中的战士只能选择做一个哑巴,企盼着来年明媚的春日。

相较于穆旦《秋》中“呵/水波的喋喋/树影的舞弄/和谷禾的香才在我心里扩散/却见严冬已递来它的战书/在这恬静的/秋日的港湾”,同样给我一种现实与情感上的强烈反差,这种反差不能具体地物化,正如“战书”二字一出,空气就骤然冷凝肃杀,从悠然自在的秋日急剧转变为萧瑟严寒的隆冬,紧张的战况呼之欲出。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八日,当人们欢呼着伟大的胜利到来时,郭小川先生在河南安阳不幸逝世。他始终认为“诗,是有音乐性的语言艺术。因为诗,是以抒情为特征的。”(《中国现代文学》党秀臣主编 高等教育出版社)那些埋在秋天的诗歌,在时代的寂静中蛰伏,经历了漫漫寒冬,也显得弥足珍贵。当我再用现在的眼光回望那个特殊年代所经历的风云幻变,更深刻地明白时代春天的到来何其不易。“假如小川还活着,不,不是假如,难道小川不是还活着,永远活着吗?”(《贺敬之谈诗》人民文学出版社)是的,那个时代的郭小川们,都还活着。

1105班

丁雨秋

参考文献:

《贺敬之谈诗》 贺敬之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中国现代文学》 党秀臣 高等教育出版社

《九叶诗派选》蓝棣之编选 人文文学出版社

《郭小川代表作》 李丽中 编 河南人民出版社

范文七: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 投稿:毛宿寀

团泊洼的秋天

郭小川

秋风象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高粱好似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

向日葵低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

密集的芦苇,细心地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

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

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

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

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酷暑还藏在好客的人家。

秋天的团泊洼啊,好象在香甜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

全世界都在喧腾,哪里没有雷霆怒吼,风云变化!

是的,团泊洼的呼喊之声,也和别处一样洪大;

请听听人们的胸口吧,其中也和闹市一样嘈杂。

这里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但人人都在枪炮齐发;

谁的心灵深处——没有奔腾咆哮的千军万马!

这里没有刀光剑影的火阵,但日夜都在攻打厮杀;

谁的大小动脉里——没有炽热的鲜血流响哗哗!

这里的《共产党宣言》,并没有掩盖在尘埃之下;

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在这里照样有最真挚的回答。

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在战士的心头放射光华;

反对修正主义的浪潮,正惊退了贼头贼脑的鱼虾。

解放军兵营门口的跑道上,随时都有马蹄踏踏;

五·七干校的校室里,荧光屏上不时出现《创业》和《海霞》。

在明朗的阳光下,随时都有对修正主义的口诛笔伐;

在一排排红房之间,常常能听到同志式温存的夜话。

„„至于战士的心情,你小小的团泊洼怎能包容得下!

不能用声音,只能用没有声音的“声音”加以表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双眼,可以关闭一时,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战士从心中掏出的一句句话。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但时时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在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符合你秋天的季节,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选自《郭小川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

写作背景:

《团泊洼的秋天》写于1975年9月。当时,郭小川受到“四人帮”及其余党的残酷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郊静海县团泊洼干校隔离审查。但这一切并未动摇诗人久经战斗考验的坚强意志。他以“是战士,决不能放下武器,哪怕是一分钟;要革命,决不能止步不前,哪怕面对刀丛”的无产阶级英雄气概,在毛泽东关于《创业》批示的鼓舞下,写出了《团泊洼的秋天》、《秋歌》等投枪匕首式的诗篇。这两首诗是诗人在高压下进行英勇斗争的真实记录,是充满革命战士豪情与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响亮诗歌。

作者简介:

郭小川(1919-1976),我国文学界一位富有才华的当代诗人。原名郭恩大,出生在河北省丰宁县凤山镇(原属热河省)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33年,日寇侵占热河,他随全家逃难北平。少年时代,他就“过早地同我们的祖国在一起负担着巨大的忧患”(《向困难进军》)。“一二·九”运动后,他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的学生运动,是党领导下的民族解放先锋队文艺青年联合会的活跃成员,开始用诗歌作武器,参加了民族解放的斗争。郭小川是当代的杰出诗人。在他数十年生涯里,他与人民同呼吸共患难,对时代的许多重大问题做出了诗人的回答,

从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中期,以至“文化大革命”10年,诗人的一系列优秀诗作,如《致青年公民》组诗、《望星空》、《甘蔗林——青纱帐》《团泊洼的秋天》等,都较为清晰地留下了时代的足迹。由于诗人对理想的执着追求,对人民的忠诚,在诗作中表现了大无畏的坚定性与乐观主义精神,所以不断奏出昂扬的旋律,鼓舞广大人民感奋起来,推动历史前进。

范文八: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赏读 投稿:尹强弻

学教育2010.09

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赏读

内容摘要:郭小川的《团泊洼的秋天》一诗,抒发了作者作为一名革命战士的真实情感,表达了一位战士的

乐观期许,同时也展现出一位诗人的非凡气度、铮铮铁骨。本文以此为基础,拟对该诗作一番赏析。满腔义愤、关键词: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秋景

1975年9月,郭小川在天津附近静海县的团泊洼五·七”干校接受隔离审查期间,突然听到了毛主席关于电影《创业》的批示,他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以

昂扬振奋的姿态挥笔写下了

《团泊洼的秋天》[1]

一诗,诗中抒发了他作为一名革命战士的真实情感。这恰如

著名文学评论家冯牧在《〈郭小川诗选〉一九八五年版序言》中所说,郭小川“是一个兼有革命战士和革命诗人两种气质,而且把它们融合得如此紧密的真诚坦荡的人”。②值得提及的是,今年是郭小川写下这首诗的第35个年头,在这个特殊的的年份里,重读他生前所

作的政治抒情诗

《团泊洼的秋天》更多了一重纪念意义。下面让我们在赏读中,一起走进那段逝去的岁月,并缅怀这位优秀的战士和诗人。

《团泊洼的秋天》

前五节一扫古人常有的悲秋之情,以细腻感人的笔触描摹出秋天团泊洼的美丽风景线,洋溢着一种乐观的基调。柔韧似梳的秋风,亮比汗珠的秋光,队如“红领巾”的高粱,眺望天涯的向日葵,交织成一幅浸满秋色的图画,静谧而安详;快熟的庄稼享受着垂柳的爱抚,偷开的野花被芦苇细心护卫

着,亲切而动情,一股关爱的暖流袭上心头。蝉唱、

雀啼、蛙鸣、河吼,都消歇了;大雁将行,野鸭浮动,秋凉初至,暑热犹在:一片秋景在诗中荡漾开来。秋风像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两个新奇的比喻将秋天阔远的气象与这气象笼罩下的静静的团泊洼鲜明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诗人将

只可感受的风具象化为

“一把柔韧的梳子”,将只能目见的光动态化为挥洒着的“发亮的汗珠”。风、光之巨与“梳子”、“汗珠”之微形成强烈反差,而以两者感觉上的相似之点连缀成句,凸现出诗人的匠心独运。

高粱好似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

064

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

细高、笔直,这些外观上的共同点使诗人恰切地

将高粱、

向日葵这样两种植物并置入诗,成为秋之景的有机组成部分。高粱站成一队队的“红领巾”,向日

葵则遥望旭日东升时浸染的“红色天涯”。引人注目的是,红色成为这两行诗的主色调,从中可以看出诗人心中隐伏的激情与时代色彩在诗中的流注。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

密集的芦苇,细心地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

与高粱、向日葵相比,垂柳、芦苇则显得纤柔婀娜,温情脉脉。诗人拣起另一支饱蘸深情的笔精微地雕琢着一帧撒满爱意的画笺。“抚摸”、“护卫”两个颇富感情色彩的动词,将垂柳与“快熟的庄稼”,芦苇与“偷偷开放的野花”贴切而自然地组接起来,为无关的景物之间建构起亲密的依存关系,寓情趣于诗句之中,赋生命于字里行间。

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一切自然界的声响都隐遁了,“无声胜有声”的境界却也给秋日的风景平添了几分冷清。聒噪的蝉声蛙鸣,随着盛夏的逝去而淡出耳畔;“多嘴的麻雀”、“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丧失了昔日歌唱的热情。如果说前三节主要从视觉角度捕捉团泊洼的秋之物象的话,那么此节诗人则把声象(尽管声音由强转弱,由弱变无)提炼入诗,在听觉的维度上拓展了读者的审美空间。

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将行的大雁、白净的野鸭给秋天的景致涂上一抹灵动的色彩。秋之凉意尚浅,暑之热气还未全消,这将秋未秋的时节给团泊洼增添了别样的风致。

团泊洼的平静是真实的,那秋景的恬然,那图画的静美,无不证实着这一点,可谁又能说这平静的表

象背后没有包蕴着

“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深意呢?或者在这看似平静之中斗争的力量正在积聚,小小的团泊洼同样容纳着洪大的呼喊之声,这种以静衬动,动静结合的展开方式无形中增加了诗境的张力。接着诗人进一步向我们展示了多变的政治风云在团泊洼浓缩

成的一幕幕惊心的场景。

诗人没有自外于“革命”时代的喧嚣,而是亲眼目睹并投入到这如火热情激发起的

人们的“行动”之中。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郭小川面对淆乱的现实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清醒地审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努力做出一个老战士应有的是非抉择,保持了心境的恬淡与澄明。

诗人以决绝的口吻,力透纸背地写道:

……至于战士的深情,你小小的团泊洼怎能包容得下!

不能用声音,只能用没有声音的“声音”加以表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吓;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永远改造,从零出发;一切可耻的衰退,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不信流言,不受期诈;一切无稽的罪名,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一切额外的贪欲,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却永远不会沙哑;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却永远不会昏瞎。战士的豪情深似沧海,广似天宇,小小的团泊洼岂能容下。诗人的歌喉虽然受到压迫,可“声音”依然从心底迸发。“不怕”、“不信”、“不受”、“不渝”、“不会”……这些否定性的语词背后隐藏的是诗人的战士气质与品格:勇敢的性格、谦虚的襟怀、过人的胆识、坚贞的爱情、真诚的歌唱、清明的省察。“一切……,只会)……”句式的连用,在复沓中给人以明快有力的节奏感,同时也将战士面对困境与不平时所怀有的

坚定信念和盘托出。郭小川认为这几段诗

“写出了自己的哲学”[2]

,其实我们也不妨将其视为每一个革命战士所应具备的高贵品质的深刻概括。冯牧先生更是给予这几节诗以极高评价:“这是无比昂扬、无比激越的革命的战歌和颂歌,这是诗人的歌中之歌———它们形

成了诗人全部诗歌当中的最强音。”

[3]

2010.09

学教育

诗的最后三节由自剖式的表白重返外视点的审察,呼应开端,寄予希望,将满心思绪定格在秋天的静静的团泊洼。

请听听吧,这就是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团泊洼还是静静的团泊洼,风景秀美,秋意初至;团泊洼又是喧腾的团泊洼,它默默包容着嘈杂的声响和冷峻的心音。团泊洼的宁静被高音的时代轰鸣所打

破,诗人在苦苦思索中认清了“四人帮”之流的真实面目,对整个斗争形势的走向充满信心。

不管怎样,且把这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这种预言式的诗句使人不禁联想起英国浪漫主

义诗人雪莱写在

《西风颂》中的名句:“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4]

诗人当时尚不能发表作品,因而以

含蓄的表达寄托深意:在秋色初临的季节将这首

“矛盾重重”的诗埋入泥土,期待明春生根发芽。仅仅一年

之后,诗人的预言便成真了。

这首曾经轰动一时的作品写于“文革”那个非常的政治时期。由于客观历史条件的制约和诗人思想认识的局限,这首诗的某些语句已不合乎今天的判断标

准。对郭小川而言,

“他的慨当以慷的豪情壮志,他的不可阻遏的吟讴咏叹,往往超过了他对于复杂多变的

现实生活的深刻认识和科学剖析。”[5]

然而,瑕不掩瑜,团泊洼的秋天》一诗弥漫着郭小川那一贯的忠诚豪情,表达了一位战士的满腔义愤、乐观期许,同时也展现出一位诗人的非凡气度、铮铮铁骨,这些便彰显出他的独特风格,也是我们以赏读此诗来纪念诗人的初衷。

参考文献:

[1]《郭小川诗选》(上),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321-323页。

[2][6]冯牧:《郭小川诗选》一九八五年版序言,《郭小川诗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3页,第4页。

[3]杨匡汉、杨匡满:战士与诗人郭小川,上海文艺出版社1978年版,第94页。

[4]

冯牧:《郭小川诗选》一九七九年版序言,《郭小川诗选》

),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第16页。

[5]李元洛:诗卷长留天地间,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15页。

张强,天津财经大学珠江学院基础课部讲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及大学语文教学研究。

065

(只能《(上(上

范文九:郭小川团泊洼的秋天 投稿:戴手扌

团 泊 洼 的 秋 天

秋风象一把柔韧的梳子,梳理着静静的团泊洼; 秋光如同发亮的汗珠,飘飘扬扬地在平滩上挥洒。

高粱好似一队队的“红领巾”,悄悄地把周围的道路观察; 向日葵摇头微笑着,望不尽太阳起处的红色天涯。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 密集的芦苇,细心地护卫着脚下偷偷开放的野花。

蝉声消退了,多嘴的麻雀已不在房顶上吱喳; 蛙声停息了,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哗。

大雁即将南去,水上默默浮动着白净的野鸭; 秋凉刚刚在这里落脚,暑热还藏在好客的人家。

秋天的团泊洼啊,好象在香矩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这样静静的吗?

全世界都在喧腾,哪里没有雷霆怒吼,风去变化!

是的,团泊洼的呼喊之声,也和别处一样洪大; 听听人们的胸口吧,其中也和闹市一样嘈杂。

这里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但人人都在枪炮齐发; 谁的心灵深处——没有奔腾咆哮的千军万马!

这里没有刀光剑影的火阵,但日夜都在攻打厮杀; 谁的大小动脉里——没有炽热的鲜血流响哗哗!

这里的《共产党宣言》,并没有掩盖在尘埃之下; 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在这里照样有最真挚的回答。

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在战士的心头放射光华; 反对修正主义的浪潮,正惊退了贼头贼脑的鱼虾。

解放军兵营门口的跑道上,随时都有马蹄踏踏;

五·七干校的校舍里,荧光屏上不时出现《创业》和《海霞》。

在明朗的阳光下,随时都有对修正主义的口诛笔伐; 在一排排红房之间,常常听见同志式温存的夜话。

……至于战士的深情,你小小的团泊洼怎能包容得下!

不能用声音,只能用没有声音的“声音”加以表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不信流言,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

一切额外的贪欲,只能使人感到厌烦,感到肉麻。

战士的歌声,可以休止一时,却永远不会沙哑; 战士的明眼,可以关闭一时,却永远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这就是战士一句句从心中掏出的话。 团泊洼,团泊洼,你真是那样静静的吗?

是的,团泊洼是静静的,但那里时刻都会轰轰爆炸! 不,团泊洼是喧腾的,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怎样,且把这矛盾重重的诗篇埋在坝下,

它也许不合你秋天的季节,但到明春准会生根发芽。

范文十:团泊洼的春天(2015-10) 投稿:黎懹懺

团泊洼的春天

原创作者不详 再编:赵宝华

一条条江河般宽阔的公路 奔流着经济发展的血液 一座座春笋般冒出的工厂 历史性转换了生存的脉源 钢厂的铁水高唱着富民的欢歌 高科技魔术般让效益翻了又翻

曾经的讨饭村神话般倔起一座新城 ——美丽的团泊洼

大邱庄——梦幻一般的工业城 乾隆湖——秀美清丽的风景画 别墅区——湖畔森林秀丽花园 高铁飞跨横空一道绚丽的彩虹

高教之花也绽放在质朴的乡野田园 曾经埋下矛盾重重诗篇的地方 如今是光合生态的世外桃源

团泊洼沸腾了

像大海扬波卷起了巨澜

满眼是开发的工地轰鸣的车间 朝霞扯动千万杆红旗在云天飞涌 梦想太阳的光芒已经射出了地平线 团泊洼的儿女哟 你抓住历史的机缘

用千百年沉默蕴积的炽热 浇铸一座通向天堂的桥梁 正万众一心不舍昼夜的鏖战

和谐发展的团泊洼 没有争论,没有喧哗 发展才是硬道理 只有苦干创造财富 生存才能获得尊严 是改革开放的大潮

是郭小川一曲《团泊洼的秋天》赞歌 让甜梦中睡傻的团泊洼醒来了

团泊洼的风儿不大 她吹生了这儿的新芽 团泊洼的雨儿不大 她润发了这儿的野花 团泊洼的弯月高挂 她牵出了这儿的情话 团泊洼的阳光明媚 她播洒了这儿的朝霞 团泊洼的土地不大 她蕴孕了诗人的感发

就是这方土地呀

郭小川留下了几多传世的诗话那《团泊洼的秋天》 曾激悦着多少人的心花 正是那年的秋实

才有了这今朝的春华

团泊洼啊

盐碱滩上苦了多少载 黄连水里泡了多少年

如今你终于迎来命运的春天 解冻了僵化的头脑 抖掉了捆绑的绳链 似地火喷突 如岩浆冲天

团泊洼终于焕发出青春的容颜

团泊洼的春天啊

有道不完的感动抒不尽的情怀春天的团泊洼 莺飞草长风景如画 团泊洼的春天

绿潮涌动生机勃发

字典词典河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河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范文精选】河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专家解析】节约用水宣传节约用水宣传【范文精选】节约用水宣传【专家解析】三基建设工作计划三基建设工作计划【范文精选】三基建设工作计划【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