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学记翻译_范文大全

礼记学记翻译

【范文精选】礼记学记翻译

【范文大全】礼记学记翻译

【专家解析】礼记学记翻译

【优秀范文】礼记学记翻译

范文一:学记礼记翻译 投稿:沈悬悭

1. 虽有佳肴, 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 然后知不足; 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 Even when there is good food, you will not know its deliciousness, if you don’t taste it; even when there is a good doctrine, you will not know its virtue, if you don’t learn it. Therefore, to learn makes us realize our deficiency, and to teach makes us know the difficulties. Having realized our deficiency, we may then come to reflect; having known the difficulties, we may be able to strengthen ourselves to overcome them. So we say, to teach is to learn. 2. There is nothing difficult for us to do in the world. If we do it, the difficulty thing will be easy; if we don’t, the easy thing will be difficult. There is nothing difficult for us to learn. If we learn it, the difficult thing will be easy; if we don’t, the easy thing will be difficult. There lived two monks in the western frontier of Sichuan, one is poor and the other is rich. One day the poor monk said to the rich one. “I want to go to Nanhai, what do you think?” “On what do you depend for going there?” asked the rich one. “A bottle and a basin will suffice me,” answered the other. “Well, I have been planning to go there by boat for many years, but failed. How could you go without any support?” After one year, the poor monk returned from Nanhai, and told his story to the rich one, who was ashamed to hear it. It is so may thousand miles from the western frontier of Sichuan to Nanhai. The rich monk failed to go, but the poor one went. Couldn’t we make up our minds to do something as the poor monk of the western frontier of Sichuan did? 3. When I step forward, I move backward. When I try to breathe, I suffocate. When I remember your laugh I want to die. You defined me, shaped my world. Now you are gone, and nothing is right anymore. 4. My love is like a red, red rose by Robert Burns O, my love is like a red, red rose, That’s newly sprung in June. O, my love is like the melody, That’s sweetly played in tune. As fair as you are, my lovely lass, So deeply in love am I, And I will love you still my dear, When all the seas go dry. When all the seas go dry, my dear, And the rocks are melted by the sun! And I will love you still, my dear, While the sands of life still run. And fare thee well, my only love! And fare thee well, a while! And I will come again, may love, Though it were ten thousand miles!


范文二:《礼记》和《劝学》的翻译 投稿:傅垴垵

苛政猛于虎《礼记》

又名:《苛政猛于虎也》

原文:

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使子路问之,曰:“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而曰:“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吾子又死焉。”夫子问:“何为不去也?”曰:“无苛政。”夫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

翻译:

孔子路过泰山的一侧,有一个在坟墓前哭的妇人看上去十分忧伤。孔子立起身来靠在横木上,派遣子路去问讯那个妇人。孔子说:“你哭得那么伤心,好像有很伤心的事。”那个妇人说:“我的公公被老虎吃了,我的丈夫也被老虎吃了,现在我的儿子也被老虎吃了。”孔子问:“那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妇人回答说:“(这里)没有苛刻的暴政。”孔子说:“学生们记住,苛刻的暴政比老虎还要凶猛可怕。

《有子之言似夫子》翻译:

翻译:有子问曾子道:“向先生(孔子)问过丧(当官然后失去官职)方面的事情吗?”(曾子)说:“听他说的是:„

希望丧后赶快贫穷,希望死后赶快腐烂‟。”有子说:“这不是君子说的话。”曾子说:“我(的确是)从先生(孔子)那听来

的。”有子又说:“这不是君子说的话。”曾子说:“我是和子游一起听见这话的。”有子说:“的确(说过)。但先生是有针

对(某事)而说这话的。”

曾子将这话告诉子游。子游说:“太神啦!有子说话很象先生啊!那时先生住在宋国,看见桓司马给自己做石椁,三年还

没完成。先生说:„像这样奢靡,(人)不如死了赶快腐烂掉越快越好啊。‟希望(人)死了赶快腐烂,是针对桓司马而说的。

南宫敬叔(他原来失去官职,离开了鲁国)回国,必定带上宝物朝见国王。先生说:„像这样对待钱财(行贿),丧(以后)不

如赶紧贫穷越快越好啊。‟希望丧后迅速贫穷,是针对敬叔说的啊。”

曾子将子游的话告诉有子。有子说:“是啊。我就说了不是先生的话吗。”曾子说:“您怎么知道的呢?”有子说:“先

生给中都制定的礼法中有:棺材(板)四寸,椁(板)五寸。依据这知道(先生)不希望(人死后)迅速腐烂啊。从前先生失去

鲁国司寇的官职时,打算前往楚国,就先让子夏去(打听),又让冉有去联系接洽。依据这知道(先生)不希望(失去官职后)

迅速贫穷。”

感:摘章择句、引经据典时,最讨厌的就是断章取义。这种人常见,他们总是篡改原文意思,更甚者是篡改作者思想。不

知道原文,不了解原作者思想的人们,便被这些人唬住了,甚至误导了的。听众、读者慎重!慎重!凡事弄懂、弄明白所以然之

后再相信不迟。

博学》翻译 《中庸·第二十章》中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讲的是儒家增进学业,修养人格的功夫。

古代的解释

《四书》十九章有云:“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这说的是为学的几个层次,或者说是几个递进的阶段。“博学之”意谓为学首先要广泛的猎取,培养充沛而旺盛的好奇心。好奇心丧失了,为学的欲望随之而消亡,博学遂为不可能之事。“博”还意味着博大和宽容。惟有博大和宽容,才能兼容并包,使为学具有世界眼光和开放胸襟,真正做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进而“泛爱众,而亲仁”。因此博学乃能成为为学的第一阶段。越过这一阶段,为学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审问”为第二阶段,有所不明就要追问到底,要对所学加以怀疑。问过以后还要通过自己的思想活动来仔细考察、分析,否则所学不能为自己所用,是为“慎思”。“明辩”为第四阶段。学是越辩越明的,不辩,则所谓“博学”就会鱼龙混杂,真伪难辨,良莠不分。“笃行”是为学的最后阶段,就是既然学有所得,就要努力践履所学,使所学最终有所落实,做到“知

行合一”。“笃”有忠贞不渝,踏踏实实,一心一意,坚持不懈之意。只有有明确的目标、坚定的意志的人,才能真正做到“笃行”。

现代的解释

急事, 慢慢的说;大事,清楚的说;小事,幽默的说;没把握的事,谨慎的说;没发生的事,不要胡说;做不到的事,别乱说;伤害人的事,不能说;伤心的事,不要见人就说;别人的事, 小心的说;自己的事,听听自己的心怎么说;现在的事,做了再说;未来的事,未来再说......

《教学相长》翻译

即使有美味的食物,不吃(也)不知道它的好味道;即使有最好的道理,不学(也)不知道它的好处。所以学习之后才知道自己的欠缺,教人之后才知道自己哪里理解的不透。知道自己有所不足,然后才能反省自己;知道自己有困惑之处,然后才能勉励自己奋发上进。所以说教导和学习是相互促进的。

《礼记、大同》翻译:

以前孔子曾参加蜡祭陪祭者的行列,仪式结束后,出游到阙上,长叹的样子。孔子之弹,大概是叹鲁国吧!子游在旁边问:“您为何感叹呢?”孔子说:“(说到)原始社会至善至美的那些准则的实行,跟夏商周三代杰出人物(禹汤文武相比),我赶不上他们,却也有志于此啊!”“大道实行的时代,天下是属于公众的。选拔道德高尚的人,推举有才能的人。讲求信用,调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使它达到和睦。因此人们不只是敬爱自己的父母,不只是疼爱自己的子女。使老年人得到善终,青壮年人充分施展其才能,少年儿童有使他们成长的条件和措施。老而无妻者、老而无夫者、少而无父者、老而无子者,都有供养他们的措施。男人有职份,女人有夫家。财物,人们厌恶它被扔在地上(即厌恶随便抛弃财物),但不一定都藏在自己家里。力气,人们恨它不从自己身上使出来(即都想出力气),但不一定是为了自己。因此奸诈之心都闭塞而不产生,盗窃、造反和害人的事情不会出现,因此不必从外面把门关上。是高度太平、团结的局面。”“如今大道已经消失不见,天下成为私家的。人们只敬爱自己的父母,只疼爱自己的子女,对待财务和出力都是为了自己:天子诸侯把父子相传、兄弟相传作为礼制。城外护城河作为防守设施。

《劝学》翻译:

君子说:学习是不可以停止的。靛青,是从蓝草中提取的,却比蓝草的颜色还要青;冰,是水凝固而成的,却比水还要寒冷。木材笔直,合乎墨线,(如果)它把烤弯煨成车轮,(那么)木材的弯度(就)合乎圆的标准了,即使再干枯了,(木材)也不会再挺直,是因为经过加工,使它成为这样的。所以木材经过墨线量过就能取直,刀剑等金属制品在磨刀石上磨过就能变得锋利,君子广泛地学习,而且每天检查反省自己,那么他就会聪明多智,而行为就不会有过错了。 所以,不登上高山,就不知天多么高;不面临深涧,就不知道地多么厚;不懂得先代帝王的遗教,就不知道学问的博大。干、越、夷、貉之人,刚生下来啼哭的声音是一样的,而长大后风俗习惯却不相同,这是教育使之如此。《诗》上说:

《战于郎》翻译:

《诚意》翻译: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1]。小人闲居[2]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3],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4]。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5]”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6],故君子必诚其意。[7]】

[1]诚其意者,自修之首也。毋者,禁止之辞。自欺云者,知为善以去恶,而心之所发有未实也。恶,好,上字皆去声。谦,读为慊,苦劫反;快也,足也。独者,人所不知而己所独知之地也。言欲自修者知为善以去其恶,则当实用其力,而禁止其自欺。使其恶恶则如恶恶臭,好善则如好好色,皆务决去而求必得之,以自快足于己,不可徒苟且以徇外而为人也。然其实与不实,盖有他人所不及知而己独知之者,故必谨之于此以审其几焉。[2] 闲,音闲。闲居,独处也。[3]厌,郑氏读为黡。厌然,消沮闭藏之貌。[4]此言小人阴为不善,而阳欲掩之,则是非不知善之当为与恶之当去也;但不能实用其力以至此耳。然欲掩其恶而卒不可掩,欲诈为善而卒不可诈,则亦何益之有哉!此君子所以重以为戒,而必谨其独也。[5]引此以明上文之意。言虽幽独之中,而其善恶之不可掩如此,可畏之甚也。[6]胖,步丹反,安舒也。[7]言富则能润屋矣,德则能润身矣,故心无愧怍,则广大宽平,而体常舒泰,德之润身者然也。盖善之实于中而形于外者如此,故又言此以结之。

右传之六章,释“诚意”。[1]

[1]经曰:“欲诚其意,先致其知。”又曰:“知至而后意诚。”盖心体之明有所未尽,则其所发必有不能实用其力,而苟焉以自欺者。然或已明而不谨乎此,则其所明又非己有,而无以为进德之基。故此章之指,必承上章而通考之,然后有以见其用力之始终,其序不可乱而功不可阙如此云。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释义】

诚其意者,首在认自本心,识自本性。知心是妙智慧体,明体而达用,真信达真诚。认识不透,无真知。觉悟不透,不能入门。因其信不坚、意不诚,要诚

其意是自欺也。贪欲感其心,爱欲劳其神。欲爱之心放不下,达诚意是自欺也。知人生如幻,厌社会家庭,想世外另有桃源,厌社会人生如臭是自欺也。急求大学之道,爱大学之理,穷之不舍,惜如命。爱不释手而放弃一切,意为之好好,是求之太过急也。大学者,内圣外王之模范。紧了崩,慢了松,不紧不慢才成功。顾圣不顾凡,早晚也得完。顾凡不顾圣,早晚也没命。大学成就自然诚诚,非意识之厌烦与好好。实践真理者是真诚意。即慎思、理明、达实是真行者。盲目急于求成过之,精进勿懈怠。大学是培育人之典范的指南针。当何行、大智慧者自明。诚意完全是从心意下功夫、开发天赋妙智慧之行驰。理明透彻心自明者一达,非一朝一夕之速成。诚意的基础功是:纯诚无二念。千思万虑,彼伏此起,一念接一念,思万物、生万象、虑万事、应万变,精神集中,此即是一念纯诚的诚意功夫。一个心一个念都千差万别,繁琐复杂的豆腐账,账目才能清晰,了然万念空。这就叫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的独立思考功夫。即是:“故君子必慎其独也。”即安而后能虑。不明定静安虑本质者可能出现不正常的心态意识,把虑当成是自心不安静、当成是胡思乱想。虑是一念,虑千差万别不同的事,并没有二念从生。意生乱念是二念生,起心即是妄,有二即非真。虑之一念纯是正常思维活动。生二妄念,即想停止思维活动达到空寂无念是虑之患。患者臭也。不理他,让念来去自由,即无好无臭的自然之道。还自然本来之一心一念,唯一无二是慎独。此即诚意也。这就是黄帝的“独立守神”,老子的“抱元守一”,孔子的“执中贯一”,释迦的“万法归一,一性圆明”来源于诚则灵,灵则明的诚意功夫。心明妙智慧开,正大光明之心现前,这就是意诚而后心正。心如草木顽石、什么都不想是诚意之大忌,是正心之大患。文王穷理尽性达天命,大舜执中精一万法通,达摩全凭心意下功夫。不思不得,所以虑而后明明德。

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释义】

社会人生,成家立业,功名利禄,光宗耀祖、人前显贵、蒸蒸日上之心人皆有,这是正确的。但应素其位而行,士农工商各尽其职、不越乎其外。而且上进之心不甘人后是正确的,绝对能步入光明大道。否则,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人见利不见害,鱼见食不见钩。人见利忘义,奸巧险恶。老子说祸福无门由人自招。此章从内心开刀,慧剑斩断内心世界之杀盗淫酒妄。土壤再适合、心不生不良种子,恶果自然不生。船到江心补漏难,马到临崖收缰晚。上欺祖、下灭子,遗臭万年,实乃不修诚意正心之过也。不杀无凶犯相,不盗没贼相,不邪淫没有奸相。酒本无罪,不理智者生醉鬼相。一切由心生、由心造。正心圆满功德相,独立思考去污除垢,显光明做君子。跳舞本身没错,也是一种正常的社交活动,心邪意乱遭奸杀。男做君子,女做贞女,平安无事。君子慎思之。非礼勿视、言、听、动,不犯四非即无罪,别做事后诸葛亮。君子之风,明明德之举。自乐不忘天下人。暮鼓晨钟唤同胞,尽是灵山一脉人。诚意正心民族宝,实践真行品德高。孔子在鲁国三月不知肉味,心不在焉,视而弗见,听而

弗闻,食而不知其味。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诚其意也。孔夫子一念纯诚,通天彻地了真空,曰:万物同体○。诚意即是灵纯,即明心。所以诚则灵、灵则明,即明明德于天下矣!

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故君子必诚其意。

【释义】

自我虚灵不昧之明德本自灵光,亦称妙智慧体。简称慧光、慧根、慧命。以自光照贪欲尘劳之蔽光之物,谓自照,谓之返观内照。用自慧光除掉邪念浊想,谓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因明德虚灵不昧之明光能普照三界十方,能自悟、自尊,能自觉、自照,比喻十目视。十手指是圆明返照透彻分明。神明神自威,所以其严乎。自明无云雾,如一轮明日,光明广大,普照大地,明遍空间。明明德之慧光,光同百千日,能与无量真空合而为一,此光遍满无量虚空。明德自明能映太阳光,清晰可见,所以与日月合其明,与天地合其德。天地包罗万象,明明德能包天地。天大地大没有人的心灵大。心灵又名法身,法身周遍法界,圆融无碍,广大无边。所以说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无一分人私欲,天理流焉,复一性之○明获圆通。故君子必诚其意。

《战于郎》翻译:

【原文】

战于郎(2)。公叔愚人遇负杖入保者息(3)。曰:“使之虽病也(4),任之虽重也(5),君子不能为谋也,士弗能死也,不可,我则既言矣!”与其邻重汪踦往(6),皆死焉.鲁人欲勿殇重汪踦(7),问于仲尼(8)。仲尼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9),虽欲勿殇也,不亦可乎?”

【注释】

①本节选自《植弓》下。②郎:鲁国地名,在今山东鱼台。齐国攻打鲁国时,在郎发生战斗。(3)公叔愚人:鲁昭公的儿子。保:同“堡”,小城。(4)使:指徭役。之:指:老百姓。(5)任:指赋税。(6)重:应为“童”。(7)殇(shang):这里指未成年而死者举行祭祀。(8)仲尼:孔子的字。(9)干戈:盾和矛,这里泛指武器。

【译文】

鲁国和其国在郎交战。公叔愚人遇上一个拄仗进入城堡休息的任。公叔愚人说:“虽然徭役使百姓们很辛苦,赋税使他们的负担很沉重,但君子不能为国家谋划,士人不能为国家献身,这可不行,我敢于这样说,就应当做到!”于是他和相邻的少年汪踦上战场参战,两人都战死了。鲁国人不想用孩子的丧礼来为汪踦办丧事,便向孔子请教。孔子说:“他们能够拿起武器来捍卫国家,不用孩子的丧礼来安葬他们,不也是合理的吗?”

【读解】

少年自告奋勇上战场,这本身就是一种壮举,体现了为国家慷

慨赴死的献身精神。面对这种感人的特殊情况,有着严格等级规定的礼,可不可以被突破,可不可以以特殊情况特殊特殊处理?

先圣孔子回答的是可以。这表明,礼作为一种行为规范,原则上是不允许违背的,即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不如此则无轨可循,就会乱套。但是,如果拘泥于成规,只注重形式,那么将把一些应享受某些礼遇的情形排除在外了。

任何原则和规范,一旦变成僵死的教条,也就成了毫无意义的形式和空壳,它的约束也就变成了一种枷锁。只有规则同内容相结合,真正做到名实相符,表里相称,原则和规范才是有意义和生命力的。注重名实相符,表里相称,恰恰是儒家的一个重要思想。

范文三:学记及翻译 投稿:黎怅怆

《学记》

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

(xiǎo,小有声音)闻,不足以动

众;就贤体远,足以动众,未

足以化(教化)民。君子如欲

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

不知道(‘道’:古今异义,

指儒家之道)。是故古之王者

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兑

(yuâ“说”)命》曰:“念终始

典于学。”其此之谓乎!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

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

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

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翻译: 说话和考虑问题合乎法度,招求一些贤良人士辅佐自己,那就足可以有小的声誉,但还不足以胜任统帅军队的将领。礼贤于德行贤良的人,亲近于才艺广远的人,就足以胜任统帅军队的将领,但还不足以教化臣民,成其美俗。处于君位的人如果要教化臣民,成其美俗,这一定要通过学习呀! 玉石不经过雕琢,就不能变成好的器物;人不经过学习,不会明白儒家至道。所以古代的三王,建立国家,统治人民,要把兴办教育作为首要任务。《尚书·兑命》篇中说:“由始至终要经常想着学习先王正典”,这就是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呀。 虽然有美味佳肴,不吃就不知道它的味美;虽然有最好的道理,不学习就不知道它的好处。所以深入学习之后才知道自己德行不足,教书育人之后才知道自己学识不通

达。知道自己德行不足然后才能自我反省,知道自己学识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

(qiǎng)也。故曰:教学相长不通达然后才能自我奋勉。所以说:教与学是相互促进的。(促进)也。《兑命》曰:“学《尚书·兑命》篇中说:教育别人所起到的效果,其中一

这就是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呀。 学半。”(前一个“学”字音半就是使自己增长德行学识。

xiào,本字读作“斅”,意思 是教育别人,后一个“学”字

音xuã,意思是向别人学习。)

其此之谓乎?

古代设学施教,每一闾设有学校叫塾,每一党设有学

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校叫庠,每一遂设有学校学校叫序,在天子或诸侯的国都庠(xiáng),术(suì)有序,设有大学。新生每年都可入学,隔年考试一次。第一年考国有学。比年(隔一年)入学,察学生离析经文义理和辨别志向所趋的能力;第三年考察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学生是否尊敬师长,能否和学友和睦相处;第五年考察学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生是否广学博览,亲敬师长;第七年考察学生在学术上的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见解和择友的眼光,称之为“小成”。第九年考察学生是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坚否能够触类旁通,知识渊博通达,临事不惑,不违背老师强的意志)而不反,谓之大成。教诲,称之为“大成”。然后就足可以教化臣民,移风易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说俗,使亲近的人心悦诚服,疏远的人人心归附。这就是大(yuâ“悦”)服而远者怀(向

往)之,此大学之道也。学教育的纲要。《记》中说:“幼蚁时时学习它(幼蚁时曰:“蛾(“蚁”)子时术之。”时术学衔土之事,而成大垤,犹如学者时时学问,而成大其此之谓乎! 道)。” 这就是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呀。

大学开学时,官吏身穿朝服以素菜祭祀先圣先师,教

育学生求学要首先具备谦虚和恭敬的态度;在祭祀时,齐 颂《小雅》,练习三首(指《鹿鸣》、《四牡》、《皇皇

大学始教,皮弁(biàn)祭者华》),从学习像这三首诗所描述的长幼有序,各自劝

学生入学时乐师的助手击鼓召集学生,菜,示敬道也。《宵雅》肄励那样去做官开始;

三,官其始也。入学鼓箧(qiâ)然后发放盛有所发经书的书筐,这样是为了让学生恭顺于孙(以逊顺之心)其业也。夏学业;夏楚两件东西,是为了让学生害怕,用以整肃学生楚二物,收其威也。未卜禘的威仪;夏祭之前天子诸侯不视察学校,不考查学生经业,不视学,游其志也。时观而弗是为了让学生有充裕的时间按自己的志愿去学习;教师时语,存其心也。幼者听而弗问,时观察学生,而不加以指导,当学生遇到疑难问题时,让学不躐(liâ同后文“陵”,超学生在心里翻来覆去的思考,直到怎么想也想不通,想来越)等也。此七者,教之大伦(纲想去都无法表达时,才去启发,这样学生才会牢牢地记在要)也。《记》曰:“凡学,心里;如果有疑难问题必须请教老师时,则推举学长一人官先事,士先志。”其此之谓请教老师,初学者只可以听,不允许插嘴,教育学生要知

道谦让,长幼有序不能逾越次第。这七点,教学的宗旨呀。乎!

《记》中说:“凡学习,想做官的先学习管理,想做学者

的先立志。” 这就是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呀。

大学的教育,要让学生时时练习,一定要用先王正典

进行教学,休息一定要有固定住处。学习的关键在于练习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基本功,学习音乐时,如果课余不练习基本指法,课内就业,退息必有居学。不学操缦,不可能把琴弹好;学习诗书时,如果不依靠课余广泛练习不能安弦;不学博依,不能安比喻,课内就不能学好诗书;学习礼法时,如果课余不学诗;不学杂服,不能安礼。不习各种场合办事应酬的规矩,课内就学不好礼仪。总的来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说,如果对这些课外的操缦、博依、六艺不感兴趣,就不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可能对《诗经》、《尚书》等正典感兴趣。所以,君子学夫然,故安其学而亲其师,乐习的方法是:时刻放在心上,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学习,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休息时也要做与学习有关的事情,哪怕闲暇旅游时也要牢而不反也。《兑命》曰:“敬记学习。这样,才能潜心于学业并亲敬师长,与学友和睦孙务时敏,厥修乃来。”其此相处并深信所学圣贤之道,即使离开师友也不会违背。《尚之谓乎! 书.兑命》篇中说:“一个人只要能做到敬重圣贤之道、逊

顺于学业、时时练习、立即行动,他就会学业有成。”这

就是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呀。

如今的教师,或者自己心里并没有领悟经文义理,只

是看着经书读经文;或者故意找些疑难问题来问学生,然 后讲些难点,让人听不懂;或者急于按照自己的教学计划

今之教者,[1] 赶进度,只考虑多诵读经典,不考虑学生是否领悟;或者多其讯言,及于数进而不顾其让学生自己读了经书,然后老师给学生讲讲自己的见解,安,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并不考虑学生的程度和接受能力,完全没有忠诚之心;或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者教师教学不能倾其所能,总想保留一些自认为高明的见佛(拂)。夫然,故隐其学而解,以使自己永远处于权威地位。鉴于以上五种弊端,教疾其师,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师教学违背教学规律,讲得也不正确,学生不能领悟经文虽终其业,其去之必速,教之义理,遇到问题也不问老师,以至于学生学习没有成效而

怨恨老师,感到学习苦不堪言而体会不到学习可以获益终不刑,其此之由乎!

生,即使勉强结业,必然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教育没有

成效,原因就在于此呀!

大学之法:禁于未发之谓

豫;当其可之谓时;不陵节而

施之谓孙;相观而善之谓摩。

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

发然后禁,则扞(hàn)格

而不胜;时过然后学,则勤苦

而难成;杂施而不孙,则坏乱

而不修;独学而无友,则孤陋

而寡闻;燕朋逆其师;燕辟废

其学。此六者,教之所由废也。

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又

知教之所由废,然后可以为人

师也。故君子之教,喻也。道

(dǎo)而弗牵,强而弗抑,开

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

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

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大学教育的原则:在青春期之发育前进行教育叫做“防止叛逆”;在德行和学业有所成就时进行教育叫做“及时”;不超越学生的接受能力进行教育叫做“顺利”;相互琢磨师生的问答从而达到各自理解叫做“观摩”。这四点,教育成功的基础呀。 问题发生之后再设法禁止,则学生会产生强烈抗拒心理而没有效果;如果错过了最佳学习时机才去学习,即使勤奋刻苦也难有成效;如果教学杂乱无章而不能做到循序渐进,则教学会陷入混乱而学生学习没有成效;如果独自冥思苦想的学习而没有学友相互切磋,则会学识浅薄见闻不广;与品行不好的朋友交往会学到一些坏习气而违逆师长的教诲;从事一些不正经的交谈会荒废学业。这六点,教学失败的原因呀。 立志从事教育的人如果既懂得了教育成功的经验,又懂得了教育失败的原因,然后就可以胜任教师的工作了。所以教师的教学就是让学生明白道理。引导而不威逼,劝勉使学生增强意志力而不严加管教,适当启发而不将结论和盘托出。引导而不威逼则师生关系融洽,劝勉而不严加管教则学生会感到学习是件轻松愉快的事,适当启发而不将结论和盘托出则学生会用心思考。如果能做到师生关系融洽、学生学得轻松愉快并且能够用心思考,这样的教师就可以称得上一个善于教书育人的教师了。

学生在学习上经常有四种过失,教师一定要清楚地知

道。这四种过失是:或者失于贪多而不求甚解;或者失于不求进取,知识面狭窄;或者失于把学习看的太容易,一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遇到问题就问师长,从来不深入思考,结果就像没有学过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此一样无知;或者失于遇到问题从来不问师长,只是停下来四者,心之莫同也。知其心然独自冥思苦想,而最终仍然迷惑不解。产生这四种过失的后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长善根源,在于学生的心理特点各不相同。懂得了学生的心理而救其失者也。 特点,然后才能补救学生的过失。教学,就是发扬学生的

优点,补救学生的过失。

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

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

约而达,微而臧,罕譬而喻,

可谓继志矣。

教师知道了学生学有所成在什么情况下最困难,在什

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么情况下最容易,而且知道怎样讲解效果好,怎样讲解效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果差,知道了这四点,然后就能够触类旁通全面明白教育后能为师,能为师然后能为长,教学的方法了;能全面明白教育教学的方法,然后就能够能为长然后能为君。故师也者,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能做一名优秀的教师,然后就能够所以学为君也,是故择师不可做好官长;能做好官长然后就能做好一国之君。所以从师不慎也。《记》曰:“三王四学道,就是要通过学习使自己具有君德。正是这个缘故,代唯其师。”其此之谓乎! 选择老师不可不谨慎。《记》中说:“三王四代没有一个

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

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

学。是故君之所以不臣于其臣

者二:当其为尸,则弗臣也;

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大学之

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所以

尊师也。 选择老师不谨慎的。”这就是它所要表达的意思呀! 大凡求学时存在的问题,尊敬老师是难能可贵的。尊师才能重道。重道才能使人敬重学业。所以君王不以对待臣子的态度对待臣子的有两种情况:当他在祭祀中作为祭尸时,则不以臣子相待;当他作为君主老师时,则不以臣子相待。根据大学礼制,给天子授课,授课的臣下无需北面而居臣位,这就是为了表示尊师重道的缘故。 善于学习的人,老师很轻松,而教学效果反而加倍的擅长唱歌的人,能使人情不自禁地跟着他唱;擅长教学的人,能使人不由自主地继承他的志向(如今人继承周、孔志向)。如果一个教师的语言简洁而透彻,含蓄而妥帖,很少用比喻而且容易明白,这样的教师可算是善于让人继承他的志向了。

好,学生跟随着老师学习更把功劳归于老师教导有方。不善学者,师逸而功倍,又善于学习的人,老师很勤苦而学生收效甚微,学生跟随着从而庸之。不善学者,师勤而老师学习还要埋怨老师教导无方。善于提问题的人,就像功半,又从而怨之。善问者如木工砍伐坚硬的木头,先从纹理较顺的部位着手,再砍坚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硬的节疤一样,功夫到了,学生就可以轻松地理解。不善及其久也,相说以解。不善问

者反此。善待问者如撞钟,叩

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

则大鸣,待其从容,然后尽其

声。不善答问者反此。此皆进

学之道也。 于提问题的人恰恰与此相反。善于回答问题的人就如同撞钟一样,用力小,钟声则弱,用力大,钟声则强,等到尽力撞击时,则发出最为洪亮的一声。不善于回答问题的人恰巧与此相反。这些都是增进学问的方法呀。 自己没有领悟经文义理,只记住一些别人观点,到上

课时为学生解说的人,或者学生没有问就给学生谈自己见必也听语乎!力不能问,然后解的人,没资格做教师。一定要等到学生问问题之后,再语之,语之而不知,虽舍之可根据学生的问题加以解答。学生没有能力提出问题时,则也。 一定要等到学生非常想明白,怎么想也想不通时,才加以

指点;老师指点后学生仍不明白,只好暂时放弃指导,以 待将来。

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高明的冶金匠的儿子,一定要先去学缝皮衣;高明的之子,必学为箕;始驾马者反弓匠的儿子,一定要先去学编簸箕;刚学驾车的小马都先之,车在马前。君子察于此三拴在车后,让小马在车后跟着走。君子懂得了这三个例子者,可以有志于学矣。 反映的道理,就可以立定求学的志向了。

古代的学者,善于对不同事物进行比较,找出它们的

古之学者,比物丑类,鼓共同点,然后汇总为一类。鼓声不在五声之列,而如果没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有鼓声则五声就没有谐和之节拍;水色不在五色之列,而水无当于五色,五色弗得不章;五色如果没有水调和,则不能分明;学习之目的在于博闻学无当于五官,五官弗得不治;强识,而不在于学会做五官中任何一官,而五官中任何一师无当于五服,五服弗得不亲。官不经过学习就没有办事能力;教师不属于五服中的任何

一种亲属关系,但没有教师教导,则五服之情就不和亲了。

君子说:“德行很高的人不仅仅能担任某一种官职;

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普遍的规律不仅仅适用于某一件事物;真正守信不必盟约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发誓;天时变化的时间并不相同。”君子领会到这四点,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学矣。就可以立定以学为本的志向了。三王祭祀百川的时候,都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是先祭河而后祭海,因为河是水的源头,海是水的归宿。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这就叫做抓住了根本。

范文四:礼记-大学及英文翻译 投稿:龚鬉鬊

大学 THE GREAT LEARNING
『1』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2』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3』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4』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奇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5』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6』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台是皆以修身为本。

『7』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孔经 THE TEXT OF CONFUCIUS
What the great learning teaches, is to illustrate illustrious virtue; to renovate the people; and to rest in the highest excellence.

The point where to rest being known, the object of pursuit is then determined; and, that being determined, a calm unperturbedness may be attained to. To that calmness there will succeed a tranquil repose. In that repose there may be careful deliberation, and that deliberation will be followed by the attainment of the desired end.

Things have their root and their branches. Affairs have their end and their beginning. To know what is first and what is last will lead near to what is taught in the Great Learning.

The ancients who wished to illustrate illustrious virtue throughout the kingdom, first ordered well their own states. Wishing to order well their states, they first regulated their families. Wishing to regulate their families, they first cultivated their persons. Wishing to cultivate their persons, they first rectified their hearts. Wishing to rectify their hearts, they first sought to be sincere in their thoughts. Wishing to be sincere in their thoughts, they first extended to the utmost their knowledge. Such extension of knowledge lay in the investigation of things.

Things being investigated, knowledge became complete. Their knowledge being complete, their thoughts were sincere. Their thoughts being sincere, their hearts were then rectified. Their hearts being rectified, their persons were cultivated. Their persons being cultivated, their families were regulated. Their families being regulated, their states were rightly governed. Their states being rightly governed, the whole kingdom was made tranquil and happy.

From the Son of Heaven down to the mass of the people, all must consider the cultivation of the person the root of everything besides.

It cannot be, when the root is neglected, that what should spring from it will be well ordered. It never has been the case that what was of great importance has been slightly cared for, and, at the same time, that what was of slight importance has been greatly
cared for.



范文五:礼记大同篇原文及翻译 投稿:任鰍鰎

《昔者仲尼與於蠟賓》、禮記大同篇

原文繁體字

昔者仲尼與於蠟賓②,事畢,出遊於觀之上③,喟然而歎④。仲尼之歎,蓋歎魯也。言偃在側曰:“君子何歎?”孔子曰:“大道之行也(5),與三代之英(6),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 獨廢疾者皆有所養(8)。男有分,女有歸(10)。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11),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12)。是謂大同。

“今大道既隱(13),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 大人世及以為禮(14),城郭溝池以為固(15)。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16),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裡,以賢勇知(18),以功為己(19)。故謀用是作(20),而兵由此起(21)。禹、湯、文、武、 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22)。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著其義(23),以考其信(24),著有過,刑仁講讓

(25),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26),眾以為殃。是謂小康。”

《昔者仲尼与于蜡宾》、礼记大同篇

原文简体字

昔者仲尼与于蜡宾②,事毕,出游于观之上③,喟然而叹④。仲尼之叹,盖叹鲁也。言偃在侧曰:“君子何叹?”孔子曰:“大道之行也(5),与三代之英

(6),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 独废疾者皆有所养(8)。男有分,女有归(10)。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11),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12)。是谓大同。

“今大道既隐(13),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 大人世及以为礼(14),城郭沟池以为固(15)。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16),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18),以功为己(19)。故谋用是作(20),而兵由此起(21)。禹、汤、文、武、 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

(22)。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23),以考其信(24),著有过,刑仁讲让(25),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26),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⑴本节选自《礼运》。《礼运》全篇主要记载了古代社会政治风俗的演变, 社会历史的进化,礼的起源、内容以及与社会生活的关系等内容,表达了儒家社会历史观和对礼的看法。

⑵蜡(zhà):年终举行的祭祀,又称蜡祭。

⑶观(guàn):宗庙门外两旁的楼。

(4)喟(kuì)然:感叹的样 子。

(5)大道:指太平盛世的社会准则。

(6)三代;指夏朝、商朝和周朝。英:英明君主。

(7)逮:赶上。

(8)矜:同“鳏”,老而无妻的人。 孤:年幼无父的人。独:年老无子的人。废疾:残疾人。

(9)分(fèn) :职分,指职业、职守。

(10)归:女子出嫁。 (11)谋:指阴谋诡计。

(12)外户:泛指大门。

(13)隐:消逝。

(14)大人:这里指国君。世:父亲传位给儿子。及:哥哥传位 给弟弟。

(15)郭:外城。沟池:护城河。

(16)笃:淳厚。

(17)田里:田地与住宅。

(18)贤:尊重。

(19)功:成就功业。

(20)用是:因此。

(21)兵:这里指战争。

(22) 选:指杰出的人物。

(23)著:彰显。义:指合理的事情。

(24)考:成就。

(25) 刑:典范。让:礼让。

(26)埶(shi):同“势”,指职务。去:斥退。

从前,孔于参加过鲁国的蜡祭。祭祀结束后,他出来在宗庙门外的楼台上游览,不觉感慨长叹。孔子的感叹,大概是感叹鲁国的现状。言偃在他身边问道“老师为什么叹息?”孔子回答说:‘大道实行的时代,以及夏、商、周三代英明君王当政的时代,我孔丘都没有赶上,我对它们心向往之。

“在大道实行的时代,天下为天下人所共有。选举德才兼备的人来(为大家办事),(人人)都讲究诚信,崇尚和睦。因此人们不只赡养自己的父母,不止抚育自己的子女。要使老年人能够安享天年,使壮年人有贡献才力的地方,使年幼的人能得到良好的教育,使老而无妻的人、老而无夫的人、幼而无父的人、老而无子的人、残疾人都能得到供养。男子要有职业,女子要及时婚配。(人们)憎恶把财货扔在地上的行为(而要去收藏它),却不是为了自己独自享用。(也)憎恶在共同劳动中不肯尽力的行为,总要不为私利劳动。因此,就不会有人搞阴谋,就不会有人盗窃和兴兵作乱。所以(家家户户)都不用关大门了,这就叫做“大同”社会。”

“如今大道已经消逝了,天下成了一家一姓的财产。人们各把自己的亲人当作亲人,把自己的儿女当作儿女,财物和劳力;都为私人拥有。诸侯天子们的权力变成了世袭的,并成为名正言顺的礼制,修建城郭沟池作为坚固的防守。制定礼仪作为纲纪,用来确定君臣关系,使父子关系淳厚,使兄弟关系和睦,使夫妻关系和谐,使各种制度得以确立,划分田地和住宅,尊重有勇有智的人;为自己建功立业。所以阴谋诡计因此兴起,战争也由此产生了。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和周公旦,由此成为三代中的杰出人物。这六位君子,没有哪个不谨慎奉行礼制。他们彰昌礼制的内涵,用它们来考察人们的信用,揭露过错,树立讲求礼让的典范,为百姓昭示礼法的仪轨。如果有越轨的反常行为.有权势者也要斥退,百姓也会把它看成祸害。这种社会就叫做小康。”

咱们传统的圣人孔老夫子是个多愁善感的理想主义者,总能触景生情,发思古之幽情,长叹生不逢时,公开申明自己的志向和追求,并竭力用实际行动去身体力行。可惜的是,我们的历史, 从来没有向我们描绘孔老夫子非常富有人情味、非常钟情浪漫的理想的形象,而我们所关注的,能激发我们的想象和激情的,恰恰是这个方面,而不是他老人家板着冷峻的面孔向我们说着之乎也者。

生在一个礼崩乐坏的社会当中,一个心性特别高洁,志向特别幽远,内心情怀特别丰富,感悟神经特别敏感的人,不可能不从亲身经历的一点一滴的体悟中生发出旷古的动人感叹。我们完全不必十分认真地以为孔老夫子心向往之的“大同”世界是历史 的真实,勿宁把它看作是一种类似于陶渊明的“桃花源”的理想境界。我们也不必信以为真地以为孔子描述的夏商周小康社会真的就是那种模样,似可把它看作是一种主观的体悟。

但是,这当中展现了一种理想境界同现实存在的鲜明对比,一种对人的生存状况的深切关注。核心是为公和为私,天真淳朴和阴险奸诈的强烈反差。在这种对比和反差当中,孔老夫子还没有浪漫到完全不顾现实的地步:尽管生不逢时,没有赶上“大同”社会,但“小康”也有可以值得赞美之处;现实虽然札崩乐坏,却也有值得效法的楷模;社会虽然黑暗.毕竟也还有让人欣慰的闪亮之处。

实际上,社会历史的发展,自有其规则。生不逢时固然可叹,却无法改变自己的真实处境,人们只能在不以自己意志为转移的环境中进行选择。再大而言之,从氏族部落的公有制向集权世袭的私有制的转变,既是一种必然,也是难以用好与坏的简单标准来评价的。

人作为群居的社会动物,无论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恐怕最要紧的还是要有一种公平合理的规则来制约人们的言行。这是从整个社会群体的运行机制来说的。而从个人的角度说,风习则是重要的。人心是淳朴还是险恶,人伦关手是和睦还是疏远,人们为公还是为私,对个人的生存状态影响重大,不可不加关注.理想固然不可没有,但在现实面前,是不可奉行“驼鸟政策”的。

范文六:第六单元《礼记》各篇翻译 投稿:孙渳渴

《中庸》各篇译文

1

孔子说:“爱好学习就接近于智了,努力实行就接近于仁了,知道耻辱就接近于勇了。懂得了这三点,那末就知道用来修治自身的方法了;知道用来修治自身的方法,那末就知道治理他人的方法;知道了治理他人的方法,那末就知道治理天下国家的方法了。”

“凡是治理天下国家有九项原则,就是说:修治自身、尊重贤人、亲爱亲人、敬重大臣、体恤群臣、爱民如子、招徕各种工匠、优待远来的宾客、安抚各国的诸侯。修治自身,就能树立道德典范;尊重贤人,就能不至疑惑不明;亲爱亲人,就使伯叔兄弟不会有怨恨;敬重大臣,就会遇事不迷失方向;体恤群臣,就会受到士人加倍地感恩戴德;爱民如子,就会使百姓更加勤奋努力;招徕各种工匠,就会使国家财产物用富足;优待远来的宾客,就会使四方的人都来归顺;安抚各国的诸侯,就会使天下的人都会敬畏服从。斋戒洁净,穿上庄严的盛装,不合礼节的事不做,是用来修治自身的方法。屏弃谗佞小人的坏话,远离女人美色,轻视钱财货物,珍视道德品质,是用来勉励贤人的方法。尊重他们的爵位,加重他们的俸禄,与他们的喜爱厌恶相同,是用来勉励亲人的方法。官属众多,听任差使,是用来勉励大臣的方法。讲究忠信的人加重他们的俸禄,是用来勉励士人的方法。适时役使,减轻赋税,是用来勉励老百姓的方法。每天有视察,每月有考试,发给他们的粮米薪资要与他们的工效相称,是用来勉励各种技工的方法。送客迎宾,赞美善良,同情弱者,是用来安抚远方来客的方法。延续绝灭的世家,复兴废毁的国家,平定乱事,扶持危亡,按时朝见聘问,送给别国的礼品要丰厚,接受别国的礼品要微薄,是用来安顺诸侯的方法。大凡治理天下国家有九项原则,但是用来实行这些原则的方法却只有一种,(即诚实专一。)”

“凡是什么事情有准备就能成功,没有准备就不能成功。说话之前先想妥,就不会失言;做事之前先想妥,就不会有困惑;行动之前先想妥,就不会有后悔;推行道之前先想妥,就不会有什么行不通。”

“处在下位不能获得上面的信任,就不能得到民心并治理好他们。要获得上面的信任,是要有一定的道理的:如果不被朋友相信,也就不会获得上面的信任。要获得朋友的相信,也是要有一定的道理的:如果不能孝顺父母,也就不会被朋友相信。要孝顺父母,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如果不能使自己内心诚实,就不能孝顺父母。要使自己内心诚实,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如果不能显示出自己善的本性来,就不能使自己内心诚实。诚实,是上天赋予的道理;实现诚实,是做人的道理,诚实的人不必勉强(为人处事)就会合理,不必多思就会得当;举止行动能不偏不倚地符合中庸之道,这就是圣人。要实现诚实,就必须选择至善的道理,并且坚持不懈地去实行它,(才能成功)。”

2

“广博地学习知识,详密地探究它,谨慎地思考它,明晰地辨析它,切实地执行它。有的不学习也就罢了,如果学习了还不能掌握,那就不要停止学习;有的不问也就罢了,如果问了还不能明白,那就不要停止追问;有的不思考也就罢了,如果思考了还不能有所得,那就不要停止思考;有的不辨析也就罢了,如果辨析了还不能明晰,那就不要停止辨析;有的不实行也就罢了,如果实行了还不能贯彻到底,那就不要停止实行。别人一次能做到的,我做上百次也一定能做到;别人十次能做到的,我做上千次也一定能做到。果真能够按照这样的道理去做了,即使是愚笨的人也必定会变得聪明;即使是柔弱的人也必定会变得刚强。”

3

《诗》说:“穿上华美的丝绸衣服,再要加上麻纱制的罩衣。”这是因为讨厌锦服的纹彩太艳

丽了。所以君子的为人之道,外表是暗淡的样子,美德却日渐彰明;小人的为人之道,外表是鲜艳的样子,却会日渐消亡。君子的为人之道是:素淡却不使人讨厌,简朴却有文采,温和而有条理,知道远是从近开始,知道教化别人必从自己做起,知道隐微的必会逐渐显现,这样就可以进入圣人的美德中去了。《诗》说:“虽然鱼潜伏水底,但仍然看得很明显。”所以君子经常在内心省察,就不会内疚,无愧于心。君子不会被别人赶上,大概是因为君子能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也严格要求自己!《诗》说:“看你独自一人在室内,不在暗中干坏事。”所以君子没有行动就已心怀敬意,没有说话已诚信在心。《诗》说:“默默无声地祷告,现在不再有争夺。”因此君子不必行赏,而民众也会受到勉励;不必发怒,而民众怕他会胜过害怕刑戮的威严。《诗》说:“德行最为显赫,诸侯依循为法则。”因此君子诚笃恭敬,天下就能太平。《诗》说:“我怀念文王光明的德行,从来不是声色俱厉。”

《学记》篇译文

大学施教的方法:在学生的错误没有发生时就加以防止,叫做预防;在适当的时机进行教育,叫做及时;不超越受教育者的才能和年龄特征而进行教育,叫做合乎顺序;互相取长补短,叫做观摩。这四点,是教学成功的经验。

错误出现了再去禁止,就有坚固不易攻破的趋势;放过了学习时机,事后补救,尽管勤苦努力,也较难成功;施教者杂乱无章而不按规律办事,打乱了条理,就不可收拾;自己一个人瞑思苦想,不与友人讨论,就会形成学识浅薄,见闻不广;与不正派的朋友来往,必然会违逆老师的教导;从事一些不正经的交谈,必然荒废正课学习。这六点,是教学失败的原因。 君子不但懂得教学成功的经验,又懂得教学失败的原因,就可以当好教师了。所以说教师对人施教,就是启发诱导:(对学生)诱导而不牵拉;劝勉而不强制;指导学习的门径,而不把答案直接告诉学生。(教师对学生)诱导而不牵拉,则师生融洽;劝勉而不强制,学生才能感到学习容易;启发而不包办,学生才会自己钻研思考。能做到师生融洽,使学生感到学习容易,并能独立思考,可以说是做到了善于启发诱导了。

学生在学习上有四种过失,是施教的人必须要了解的:人们学习失败的原因,或者是因为贪多,或者是知识面偏窄,或者是态度轻率,或者是畏难中止。这四点,是由于学生的不同心理和才智所引起的。教师懂得受教育者的不同心理特点,才能帮助学生克服缺点。教育的作用,就是使受教育者能发挥其优点并克服其缺点。

会唱歌的人,不仅声音悦耳,动人心弦,还要使人情不自禁地跟着唱。会教人的人,不仅给人以知识,还要诱导学生自觉地跟着他学。教师讲课,要简单明确,精练而完善,举例不多,但能说明问题。这样,才可以达到使学生自觉地跟着他学的目的。

范文七:古代汉语翻译礼记 投稿:姜簊簋

有子(孔子的弟子)问于曾子(孔子的弟子)曰:“问丧(当官然后失去官职)于夫子乎?”曰:“闻之矣:‘丧欲速贫,

死欲速朽’。”有子曰:“是非君子之言也。”曾子曰:“参也闻诸夫子也。”有子又曰:“是非君子之言也。”曾子曰:“参

也与子游(孔子的弟子)闻之。”有子曰:“然。然则夫子有为言之也。”

曾子以斯言告于子游。子游曰:“甚哉!有子之言似夫子也!昔者夫子居于宋,见桓司马(人名。桓:邑名。司马:官名)

自为石椁(棺材是放在椁里的),三年而不成。夫子曰:‘若是其靡也,死不如速朽之愈也。’死之欲速朽,为桓司马言之也。

南宫敬叔(人名,孔子的弟子)反,必载宝而朝。夫子曰:‘若是其货也,丧不如速贫之愈也。’丧之欲速贫,为敬叔言之也。”

曾子以子游之言告于有子。有子曰:“然。吾固曰非夫子之言也。”曾子曰:“子何以知之?”有子曰:“夫子制于中

(中都,鲁国的一个邑)者:四寸之棺,五寸之椁。以斯知不欲速朽也。昔者夫子失鲁司寇,将之荆,盖先之以子夏(人名,孔

子的弟子),又申之以冉有(人名,孔子的弟子)。以斯知不欲速贫也。”

翻译:有子问曾子道:“向先生(孔子)问过丧(当官然后失去官职)方面的事情吗?”(曾子)说:“听他说的是:‘

希望丧后赶快贫穷,希望死后赶快腐烂’。”有子说:“这不是君子说的话。”曾子说:“我(的确是)从先生(孔子)那听来

的。”有子又说:“这不是君子说的话。”曾子说:“我是和子游一起听见这话的。”有子说:“的确(说过)。但先生是有针

对(某事)而说这话的。”

曾子将这话告诉子游。子游说:“太神啦!有子说话很象先生啊!那时先生住在宋国,看见桓司马给自己做石椁,三年还

没完成。先生说:‘像这样奢靡,(人)不如死了赶快腐烂掉越快越好啊。’希望(人)死了赶快腐烂,是针对桓司马而说的。

南宫敬叔(他原来失去官职,离开了鲁国)回国,必定带上宝物朝见国王。先生说:‘像这样对待钱财(行贿),丧(以后)不

如赶紧贫穷越快越好啊。’希望丧后迅速贫穷,是针对敬叔说的啊。”

曾子将子游的话告诉有子。有子说:“是啊。我就说了不是先生的话吗。”曾子说:“您怎么知道的呢?”有子说:“先生给中都制定的礼法中有:棺材(板)四寸,椁(板)五寸。依据这知道(先生)不希望(人死后)迅速腐烂啊。从前先生失去鲁国司寇的官职时,打算前往楚国,就先让子夏去(打听),又让冉有去联系接洽。依据这知道(先生)不希望(失去官职后)

曾子将子游的话向有子说了。有子说:“这就对了。我本来说过这不是老师的原话。”曾子说:“您怎样知道的?”有子说:“老师在中都时曾制定法度,内棺要四寸厚,外棺要五寸厚。从这里知道老师不希望人死了赶快腐烂。从前老师失去了鲁国司寇的职位,准备到楚国去,大概先是派子夏去了解情况,又再派冉有去联系。从这里知道老师不希望丧失了禄位就赶快贫穷。”

范文八:学记白话文翻译 投稿:黄塎塏

《学记》白话文翻译

〔原文〕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①闻,不足以动众;就②贤体远,足以动众,未足以化民。君子③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④!

〔译文〕〔执政者〕发布政令,征求品德善良〔的人士辅佐自己〕,可以得到小小的声誉,不能够耸动群众的听闻;〔如果他们〕接近贤明之士,亲近和自己疏远的人,可以耸动群众的听闻,但不能起到教化百姓的作用。君子想要教化百姓,并形成好的风俗,就一定要重视设学施教啊!

〔注释〕①謏:同小。②就:接近;体:亲近。③君子:古称地位高的人,后称品德高尚的人,下同。④乎:这里作感叹词用,相当?啊

〔原文〕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①民,教学为先。《兑命》②曰:

〔译文〕玉石不经雕琢,就不能变成好的器物;人不经过学习,就不会明白道理。所以古代的君王,建立国家,统治人民,首先要设学施教。《尚书·兑命》篇中说:

〔注释〕①君:作动词用,统治的意思。②《兑命》:《尚书》中的一篇。

〔原文〕虽有佳肴①,弗食不知其旨②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

〔译文〕尽管有味美可口的菜肴,不吃是不会知道它的美味的;尽管有高深完善的道理,不学习也不会了解它的好处。所以,通过学习才能知道自己的不足,通过教人才能感到困惑。知道自己学业的不足,才能反过来严格要求自己;感到困惑然后才能不倦的钻研。所以说,教与学是互相促进的。《兑命》篇说:

〔注释〕①佳肴:肴(yao),煮熟的肉。佳肴,泛指美好的菜肴。②旨:味美。③学:音效,教的意思。〔原文〕古之教者,家①有塾,党有庠,术②有序,国③有学。 〔译文〕古代设学施放,每二十五家的

〔注释〕①家:这里实际上是指二十五家的闾。②术:亦作

〔原文〕比年入学,中年考校①。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③,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说服而远者怀④之,此大学之道也。《记》⑤曰:

〔译文〕〔学校〕里每年招收学生入学,每隔一年对学生考查一次。第一年考查学生断句分章等基本阅读能力的情况,第三年考查学生是否专心学习和亲近同学,第五年考查学生是否在广博的学习和亲近老师,第七年考查学生讨论学业是非和识别朋友的能力,〔这一阶段学习合格〕叫?小成

〔注释〕①校:音jiao②离经辨志:清代学者黄以周《离经辨志说》中指出:离经,专以析句言;辨志,专以断章言。③知类通达:闻一知十,举一反三。④说:同悦;怀:归顺。⑤《记》:古书。⑧蛾子时术之:蛾,同蚁。术,效法。意为小蚂蚁学着不断地衔土,能堆土堆。

〔原文〕大学始教,皮弁①祭菜,示敬道也。《宵②雅》肄③三,官其始也。入学鼓箧④,孙⑤其业也。夏楚二物,收其威也。未卜禘⑦不视学,游其志也。时观而勿、语存其心也。幼者听而弗问,学不躐⑧等也。此七者,教之大伦也。《记》曰:

〔译文〕大学开学的时候,〔天子或官吏〕穿着礼服,备有祭菜来祭祀先哲,表示尊师重道,学生要吟诵《诗经·小雅》中〔鹿鸣、四牡、皇皇者华〕三篇〔叙述君臣和睦〕的诗,使他们一入学就产生要作官的感受;要学生按鼓声开箱取出学习用品,使他们严肃地对待学业;同时展示戒尺,以维持整齐严肃的秩序;〔学生春季入学,教官〕没有夏祭不去考查学生,让学生有充裕的时间按自己的志愿去学习。〔学习过程中〕,教师应先观察而不要事先告诉他们什么,以便让他们用心思考;年长的学生请教教师,年少的学生要注意听,而不要插问,因为学习应循序渐进,不能越级。这七点,是施教顺序的大纲。古书上说:

〔注释〕①皮弁(bian),天子或士的礼服。②宵:同小。③肄:学习。④箧(音切):竹箱。⑤孙:同逊。恭敬。夏楚:夏(jia)同槚,夏楚二木,制成戒尺,作体罚学生之用。⑦卜禘:夏祭叫禘,禘前要卜问,故称卜禘。⑧躐:超越

〔原文〕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不学操缦①,不能安②弦;不学博依③,不能安诗;不学杂服④,不能安礼。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兑命》曰?敬孙务时敏,厥修乃来

〔译文〕大学的教育活动,按时令进行,各有正式课业;休息的时候,也有课外作业。课外不学杂乐,课内就不可能把琴弹好;课外不学习音律,课内就不能学好诗文;课外不学好洒扫应对的知识,课内就学不好礼仪。可见,不学习各种杂艺,就不可能乐于对待所学的正课。所以,君子对待学习,课内受业要学好正课;在家休息,要学好各种杂艺。唯其这样,才能安心学习,亲近师长,乐于与群众交朋友,并深信所学之道,尽管离开师长辅导,也不会违背所学的道理。《兑命》篇中说?只有专心致志谦逊恭敬,时时刻刻敏捷地求学,在学业上就能有所成就

〔注释〕①操缦:杂乐。②安:善于。②博依:音律,亦作比喻讲。④杂服:各种礼服,亦作洒扫应对讲。⑤厥修乃来:他的学业就会有成就。厥,他的;修,所修之学业。

〔原文〕今之教者,呻其占毕①,多其讯,言及②于数③,进而不顾其安,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佛④。夫然,故隐其学而疾⑤其师,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虽终其业,其去之必速,教之不刑,其此之由乎!

〔译文〕今天的教师,单靠朗诵课文,大量灌输,一味赶进度,而不顾学生的接受能力,致使他们不能安下心来求学。教人不能因材施教,不能使学生的才能得到充分的发展。教学的方法违背了教学的原则,提出的要求不合学生的实际。这样,学生就会痛恶他的学业,并怨恨他的老师,苦于学业的艰难,而不懂得它的好处。虽然学习结业,他所学的东西必然忘得快,教学的目的也就达不到,其原因就在这里啊!〔注释〕①呻其占毕:朗读课文。呻,朗读;占,同觇(chan),注视;毕,竹简,古代的书是刻在竹简上的。②及:急迫。③数:读朔,次数频繁。④悖:违背。佛,拂逆。⑤隐:痛恶。疾:怨恨。刑:成功。

〔原文〕大学之法:禁于未发之谓豫;当其可之谓时;不凌节而施之谓孙①;相观而善之谓摩。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

〔译文〕大学施教的方法:在学生的错误没有发生时就加以防止,叫做预防;在适当的时机进行教育,叫做及时;不超越受教育者的才能和年龄特征而进行教育,叫做合乎顺序;互相取长补短,叫做观摩。这四点,是教学成功的经验。

〔注释〕①孙:顺应,合乎规律。

〔原文〕发然后禁,则扞格①而不胜;时过然后学,则勤苦而难成;杂施而不孙,则坏乱而不修;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燕朋②逆其师,燕辟③废其学。此六者,教之所由废也。

〔译文〕错误出现了再去禁止,就有坚固不易攻破的趋势;放过了学习时机,事后补救,尽管勤苦努力,也较难成功;施教者杂乱无章而不按规律办事,打乱了条理,就不可收拾;自己一个人瞑思苦想,不与友人讨论,就会形成学识浅薄,见闻不广;与不正派的朋友来往,必然会违逆老师的教导;从事一些不正经的交谈,必然荒废正课学习。这六点,是教学失败的原因。

〔注释〕①扞格:坚固不易攻破。②燕朋:不正派的朋友。③燕辟:淫邪的谈话。

〔原文〕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又知教之所由废,然后可以为人师也。故君子之教,喻也①。道②而弗牵,强③而弗抑,开④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译文〕君子不但懂得教学成功的经验,又懂得教学失败的原因,就可以当好教师了。所以说教师对人施教,就是启发诱导:〔对学生〕诱导而不牵拉;劝勉而不强制;指导学习的门径,而不把答案直接告诉学生。〔教师对学生〕诱导而不牵拉,则师生融洽;劝勉而不强制,学生才能感到学习容易;启发而不包办,学生才会自己钻研思考。能做到师生融洽,使学生感到学习容易,并能独立思考,可以说是做到了善于启发诱导了。

〔注释〕①喻:启发诱导。⑧道:同导,诱导。②强:劝勉,勉励。④开:指示门径。〔原文〕学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知其心然后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长善而救①其失者也。

〔译文〕学生在学习上有四种过失,是施教的人必须要了解的:人们学习失败的原因,或者是因为贪多,或者是知识面偏窄,或者是态度轻率,或者是畏难中止。这四点,是由于学生的不同心理和才智所引起的。教师懂得受教育者的不同心理特点,才能帮助学生克服缺点。教育的作用,就是使受教育者能发挥其优点并克服其缺点。

〔注释〕①救:帮助克服。〔原文〕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约而达,微而臧①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

〔译文〕会唱歌的人,不仅声音悦耳,动人心弦,还要使人情不自禁地跟着唱。会教人的人,不仅给人以知识,还要诱导学生自觉地跟着他学。教师讲课,要简单明确,精练而完善,举例不多,但能说明问题。这样,才可以达到使学生自觉地跟着他学的目的。

〔注释〕①臧:完善。

〔原文〕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后能为师,能为师然后能为长,能为长然后能为君。故师也者,所以学①为君也,是故择师不可不慎也。《记》曰?三王四代②唯其师

〔译文〕君子要根据学生学习时感到难易不同,从而看出学生的资才的好坏,然后能做到分别情况,对学生多方面的启发诱导。能够多方面启发诱导,才能当好教师。能当好教师才能做官长,能做官长才能当人君。所以说,当教师的,就是教统治权术的人。因为这个缘故,所以选择教师不可不慎重。古书上说:

〔注释〕①学:同教。②三王:夏、商、周三朝的开国君主禹、汤、文、武王;四代:虞、夏、商、周。

〔原文〕凡学之道:严①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以不臣于其臣者二:当其为尸②,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大学之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③,所以尊师也。

〔译文〕在教育工作中,尊敬教师是难能可贵的。尊敬教师才能重视他传授的道。在上的君王能尊师重道,百姓才能专心求学。所以君王不以臣子相待的臣子有两种人:一是正在代表死者受祭祀的人,不以臣子相待;二是教师,不以臣子相待。根据礼制,

〔这二种人〕虽被天子召见,可以免去朝见君王的礼节,这就是为了表示尊师重道的缘故。

〔注释〕①严:尊敬。②尸:古时代表死者受祭祀的人。③无北面:古时天子上朝面南而坐,臣子北面而朝。若天子到学校向老师请教,则面东,教师面西,不以臣子相待,以表示尊师重道。

〔原文〕善学者,师逸而功倍,又从而庸①之。不善学者,师勤而功半,又从而怨之。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及其久也,相说②以解。不善问者反此。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待其从客,然后尽其声。不善答问者反此。此皆进学之道也。

〔译文〕会学习的人,能使教师费力不大而效果好,并能感激教师;不会学习的人,即使老师很勤苦而自己收效甚少,还要埋怨教师。会提问的人,象木工砍木头,先从容易的地方着手,再砍坚硬的节疤一样,〔先问容易的问题,再问难题〕,这样,问题就会容易解决;不会提问题的人却与此相反。会对待提问的人,要回答得有针对性,象撞钟一样,用力小,钟声则小,用力大,钟声则大,从容地响,让别人把问题说完再慢慢回答;不会回答问题的恰巧与此相反。以上这些,讲的是有关进行教学的方法。〔注释〕①庸:归功的意思。②说:读为脱。

〔原文〕记问之学①,不足以为人师,必也听话乎②!力不能问,然后语之,语之而不知,虽舍之可也。

〔译文〕单靠死记一些零碎的知识,不能作个好教师,一定〔要有渊博的知识〕,随时准备根据学生的提问并给以圆满的回答才行。如果学生提不出问题,然后告诉他〔从某些方面钻研〕是可以的;告诉了他以后,仍不能理解,就不要再讲下去了。 〔注释〕①记问之学:只能背诵一些书本知识,并无心得。②听语:根据学生的提问来解答。

〔原文〕良冶之子,必学为裘①;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始驾马者反之,车在马前。君子察于此三者,可以有志于学矣。

〔译文〕〔若要学到父亲高超的手艺〕,高明的冶金匠的儿子,一定要先去学缝皮袄;高明的弓匠的儿子,一定要先去学编撮箕,用来学拉车的小马,要放在车后跟着走。君子懂得了这三例〔是通过先易后难、由浅入深、反复练习、循序渐进〕使事业成功的道理,就可以搞好教学工作了。

〔注释〕①为裘:裘,皮袄;为裘,缝制皮袄,泛指当裁缝。

〔原文〕古之学者,比物丑①类,鼓无当于五声②,五声弗得不和;水无当于五色③,五色弗得不章;学无当于五官④,五官弗得不治⑤;师无当于五服,五服弗得不亲。 〔译文〕古代求学的人,能够对同类事物进行比较,举一反三。鼓不等同于五声,而五声中没有鼓音,就不和谐;水不等同于五色,但五色没有水调和,就不能鲜明悦目;学习不等同于五官,但五官不经过学习训练就不会发生好的功能;师不等同于五服之亲,但没有教师的教导,人们不可能懂得五服的亲密关系。

〔注释〕①丑:相同。②五声:宫、商、角、征、羽五种音级。②五色:青、赤、黄、白、黑。④五官:耳、目、口、鼻、心。⑤治:作用,功能。⑥⑥五服:表示血统亲属中亲疏等级关系的丧服斩衰(读崔)、齐(读资)衰、大功、小功和缌麻。

〔原文〕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不器①,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本矣。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②也,此之谓务本!

〔译文〕君子说,德行很高的人,不限于只担任某种官职;普遍的规律,不仅仅适用于那一件事物;有大信实的人,用不着他发誓后才信任他;天有四季变化,无须划一,也会守时。懂得这四点,〔就可以领会到做事求学〕,也要抓住根本的道理了。古代的三王祭祀江河的时候,都是先祭河而后祭海,这是因为河是水的本源,而海是水的归宿。这才叫抓住了根本!

〔注释〕①大道不器:大道,事物的共同规律;器,具体的事物。②委:水的聚汇之所,归宿。

范文九:《学记》全文及翻译(转) 投稿:戴錟錠

《学记》全文及翻译

【原文】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闻,不足以动众。就贤体远,足以动众,不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

【译文】执政的人对于国家大事如果能够深谋远虑,并且罗致好人帮助自己来治理国事,是可以博得一点小小名气的,但是还不能够打动众人的心。如果礼贤下士,亲近远人。就可以打动群众的心了,但是还不可能教化人民。执政的人如果想要教化人民,培养良好的风俗,看来只有通过学校教育才行。

【原文】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兑命曰:“念终典于学”,其此之谓乎!

【译文】玉石不经过雕琢,是不能成为玉器的;同样,人们不通过学习,就不能够懂得道理。所以,古时候的帝王,建立国家,统治人民,无不先从教育入手。《尚书·兑命篇》说:“念念别忘教育”,就是这个意思吧!

【原文】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

【译文】即使有了美味的菜肴,不吃是不能知道它的美味的;即使有了最好的道理,不学习是不能知道它的好处的。所以,只有通过学习才能知道自己的不够,只有担任教学

工作才会真正感到困惑。

【原文】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

【译文】知道不够,才能回头鞭策自己;感到困惑,才能不断努力钻研。所以说:教与学是相互促进的。《尚书·兑命篇》说:“教与学是一件事情的两方面”。正是这个意思!

【原文】古之教,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返,谓之大成。

【译文】古时候的教育制度是: 在每二十五“ 家”的“闾”设立“塾”,在每五百家的“党”设立“庠”,在 每万二千五百家的“遂”设立“序”,在国都设立大学。大学每年招收学生,每隔一年考查学生的成就一次。第一年考查学生分析课文的能力和志趣;第三年考查学生的专业思想是不是巩固,同学之间能不能相亲相助;第五年考查学生的知识是否广博,学生对于教师是否敬爱;第七年考查学生研讨学问的本领与识别朋友的能力;合格的就叫作“小成”。到第九年,学生对于学业已能触类旁通,他们的见解行动已能坚定不移,这就叫作“大成”。

【原文】夫然后足以化民成俗,近者说服而

远者怀之,此大学之道也。记曰:“蛾子时术之”,其此之谓乎!

【译文】这样才能收到教化人民,移风易俗的效果,使跟前的人心悦诚服,远方的人向往来归,这就是大学施教的过程。古书上说:“小蚂蚁总是跟着大蚂蚁走”,岂不正好说明了这层道理吗!

【原文】大学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宵雅肄三,官其始也。入学鼓箧,孙其业也。夏楚二物,收其威也。未卜禘不视学,游其志也。时观而弗语,存其心也。幼者听而弗问,学不踖等也。此七者,教之大伦也。

【译文】大学开学的时候, 官吏要穿着礼服,备办祭菜,举行祭祀,为的是表示尊师重道的意思。学生常常再三诵习小雅,为的是使他们从开头就培养做官的兴趣。学生上学,要按鼓声打开书箧,为的是使他们重视学业。大学里备有教鞭,为的是维持整齐严肃的秩序。教官不到夏祭以后不去考查学生的成绩,为的是使学生得以按照自己的志趣从容学习。教师对学生的学习经常加以检查指点,但不 叨唠灌输,为的是培养学生自己用心思考的习惯。年幼的学生只听不问,为的是使他们循序渐进地而不越级地学习。这七件事就是大学教育的基本纲领。

【原文】记曰:“凡学,官先事,士先志”,其此之谓乎。

【译文】古书上说:“在教育这件事上,教师的责任首先在于尽职,学生的责任首先在于立志”,就是这个意思吧。

【原文】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不学操缦,不能安弦;不学博依,不能安诗;不学杂服;不能安礼。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自焉游焉。夫然后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

【译文】大学进行教育的办法是:在规定的时间进行正课,休息的时候也有种种课外作业。因为,课外不习杂曲,课内就学不好琴瑟;课外不习歌咏,课内就学不好诗;课外不习洒扫、应对、进退等杂事,课内就学不好礼仪。总之,如果不提倡课外技艺,学生就会学不好正课。所以,善于学习的人,学习的时候努力进修,休息的时候尽兴玩弄杂艺。这样,他们才能搞好学习,亲近师长,乐于交友,坚持信念,日后离开师友也就不会违反师友的教诲了。

【原文】兑命曰:“敬孙务时敏,厥修乃来”,其此之谓乎!

【译文】《尚书·兑命篇》说:“唯有重视学业,按部就班,及时努力,学业才能有所成就”,正是这个意思!

【原文】今之教者,呻其占毕,多其讯言,及其数进而不顾其安。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佛。夫然,故隐其学而疾其师,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虽终其业,其去之必速。教之不刑,其此之由乎!

【译文】现在的教师呢,只知道朗读课文,大量灌输,只顾赶进度,不管学生能不能接受。他们不考虑学生的内心的要求,不能使学生的才智得到充分的发展。他们进行教学的办法既不合理,提出的要求也不符合实际。以致,学生厌恶学习,怨恨师长,只感到学习的困苦,不知道学习的好处,即使勉强结业,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教育没有成效,原因就在这里!

【原文】大学之法:禁于未发之谓豫;当其可之谓时;不凌节而施之谓孙;相观而善之谓摩。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

【译文】大学进行教育的原则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就先防止,这叫做预防;抓住时机,进行教育,这叫做及时;循序地而不越级地进行教育,这叫做顺应自然;相互学习,取长补短,这叫做观摩。这四点就是教育成功的因素。

【原文】发然后禁,则扞格而不胜。时过然后学,则勤苦而难成。杂施而不孙,则坏乱而不修。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燕朋逆其师,燕辟废其学。此六者教之所由废也。

【译文】如果等到事情发生以后才去禁止, 就要遭到阻力,不易纠正了;如果时机错过以后才去学习,学起来就会劳苦不堪,不易有成就了。如果不知顺应自然,胡乱施教,教育工作就会陷入混乱的境地,不能获得成效。如果孤独地学,没有朋友,见解就会狭隘,见闻就会不广。如果交友不慎,就会违背师长的教诲;如果三朋四友,尽谈不正经的事情,就会荒废学业。(结交不正当的朋

友,就会违背老师的教诲。沉湎在放荡游乐中,就会荒废自己的学业)这六点就是教育失败的原因。

【原文】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又知教之所由废,然后可以为师也。故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译文】教师只有懂得了教育成功的因素,同时又懂得了教育失败原因,然后才能胜任教师的工作。所以优秀的教师是善于通过诱导进行教育的,引导学生而不牵着学生走;策励学生而不推着学生走;启发学生而不代替学生作出结论。引导学生而不牵着学生走,师生关系才会融洽;策励学生而不推着学生走,学习起来才会感到安易;启发学生而不代替学生作出结论,学生才能独立思考。师生融洽,学习安易,学生又能独立思考,就是善于诱导的结果。

【原文】学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

【译文】学生的缺点有四种类型,教师不可以不知道。在学习中,有些学生的缺点是贪多务得,有些学生的缺点是狭隘寡闻,有些学生的缺点是轻率勇为,有些学生的缺点是畏难而止。这四类缺点的根源是因为学生的心性不同之故。

【原文】知其心,然后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

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约而达,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

【译文】必须了解学生的心性,才能矫正学生的缺点。教育的作用就在于发扬学生的优点,克服学生的缺点。优秀的歌手能使听众自然而然地跟着他唱;优秀的教师能使学生自觉自愿地跟着他学。他的讲解,扼要而又透彻,精微而又妥善,举例不多,却能说明问题,这就能使学生跟着他学了。

【原文】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后能为师。能为师然后能为长,能为长然后能为君,教师也者所以学为君也。是故择师不可不慎也。记曰:“三王四代唯其师”,其此之谓乎! 【译文】教师知道学生的程度有深浅,资质有好坏之分,然后才能多方诱导。只有善于多方诱导的人才能当教师。能当教师才能当官长,能当官长才能当君王,所以教师是一种可以从他学习统治权术的人。可见选择师资是不可不慎重从事的。古书上说:“从前三王四代的时候最重视师资的选择”,就是这个道理!

【原文】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不臣于其臣者二:当其为尸,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大学之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所以尊师也。 【译文】在教育工作中,最难得的是尊敬教师。尊师才能重道,重道才能使人重视学习。所以,君王在两种情形之下是不以对待臣子

的态度对待臣子的:当臣子在祭礼中扮演受祭者的时候,不以对待臣子在态度对待他;当臣子担任教师的时候,也不以对待臣子的态度对待他。按照大学的礼节,教师给君王讲书是不行君臣之礼的,就是尊师之意。

【原文】善学者师逸而功倍,又从而庸之。不善学者师勤而功半,双从而怨之。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而后其节目;及其久也,相说以解。不善问者反此。

【译文】善于学习的人,教师花的精力不多而收效很大,对于教师又能表示感戴之忱。不善学习的人,教师花的精力很多而收效很少,反而会埋怨教师。善于发问的人,[发问如同]砍伐坚硬的木材;先从容易砍的地方砍起,随后才砍木材的关节;久而久之,关节随手就可以砍开了。不善发问的人恰恰与此相反。

【原文】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待其从容,然后尽其声,不善答问者反此。此皆进学之道也。

【译文】善于答问的人,对待发问如同对待撞钟一样;撞得轻就响得小,撞得重就响得大;从容地撞,从容地响。不善答问的人恰恰与此相反。这都是有关进行教学工作的一些方法。

【原文】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必也听语乎。力不能问,然后语之。语之而不知,虽舍之可也。

【译文】单凭一点死记硬背得来的学问,是没有资格当教师的,必须善于根据学生的问题来讲解才行。当学生没有能力提出问题的时候,才可以直接讲给他听。如果讲了不懂,就不必讲下去了。

【原文】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始驾马者反之,车在马前。君子察于此三者,可以有志于学矣,

【译文】优秀的冶匠的儿子,一定先学会用皮子镶嵌成衣;优秀的弓匠的儿子,一定先学会用柳枝编织成箕;小马初学驾车相反,它是跟在车子后面的。人们懂得这三层道理,就懂得怎样做学问了。

【原文】古之学者,比物丑类。鼓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水无当于五色,五色弗得不章;学无当于五官,五官弗得不治;师无当于五服,五服弗得不亲。

【译文】鼓并不等于五声,但若没有鼓,五声就不和谐;古时候做学问的人,善于从事物的类比中体会出事物的关系。水并不等于五色,但若没有水,五色就不鲜明;学习并不等于五官,但若不学习,五官就不能发挥作用;教师不在五服之列,但若没有教师,五服之间的关系就不亲密。

【原文】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本矣。

【译文】所以说:德行最高的人不限于担任某一官职;普遍的真理不限于解释某一具体事物;最守信用的人不立约就能守信;最守时刻的人无须划一就能守时。懂得了这四层

道理,就懂得做学问要从根本着手了。

【原文】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

【译文】三王祭祀江河的时候,都是先祭河,后祭海,就因河是本源,海是归宿。这就是重视根本的意思。

范文十:《学记》全文及翻译(转) 投稿:秦餅餆

《学记》全文及翻译

2010年10月05日 星期二 18:06

【原文】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闻,不足以动众。就贤体远,足以动众,不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

【译文】执政的人对于国家大事如果能够深谋远虑,并且罗致好人帮助自己来治理国事,是可以博得一点小小名气的,但是还不能够打动众人的心。如果礼贤下士,亲近远人。就可以打动群众的心了,但是还不可能教化人民。执政的人如果想要教化人民,培养良好的风俗,看来只有通过学校教育才行。

【原文】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兑命曰:“念终典于学”,其此之谓乎!

【译文】玉石不经过雕琢,是不能成为玉器的;同样,人们不通过学习,就不能够懂得道理。所以,古时候的帝王,建立国家,统治人民,无不先从教育入手。《尚书·兑命篇》说:“念念别忘教育”,就是这个意思吧!

【原文】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

【译文】即使有了美味的菜肴,不吃是不能知道它的美味的;即使有了最好的道理,不学习是不能知道它的好处的。所以,只有通过学习才能知道自己的不够,只有担任教学工作才会真正感到困惑。

【原文】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

【译文】知道不够,才能回头鞭策自己;感到困惑,才能不断努力钻研。所以说:教与学是相互促进的。《尚书·兑命篇》说:“教与学是一件事情的两方面”。正是这个意思!

【原文】古之教,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返,谓之大成。

【译文】古时候的教育制度是: 在每二十五“ 家”的“闾”设立“塾”,在每五百家的“党”设立“庠”,在 每万二千五百家的“遂”设立“序”,在国都

设立大学。大学每年招收学生,每隔一年考查学生的成就一次。第一年考查学生分析课文的能力和志趣;第三年考查学生的专业思想是不是巩固,同学之间能不能相亲相助;第五年考查学生的知识是否广博,学生对于教师是否敬爱;第七年考查学生研讨学问的本领与识别朋友的能力;合格的就叫作“小成”。到第九年,学生对于学业已能触类旁通,他们的见解行动已能坚定不移,这就叫作“大成”。

【原文】夫然后足以化民成俗,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此大学之道也。记曰:“蛾子时术之”,其此之谓乎!

【译文】这样才能收到教化人民,移风易俗的效果,使跟前的人心悦诚服,远方的人向往来归,这就是大学施教的过程。古书上说:“小蚂蚁总是跟着大蚂蚁走”,岂不正好说明了这层道理吗!

【原文】大学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宵雅肄三,官其始也。入学鼓箧,孙其业也。夏楚二物,收其威也。未卜禘不视学,游其志也。时观而弗语,存其心也。幼者听而弗问,学不踖等也。此七者,教之大伦也。

【译文】大学开学的时候, 官吏要穿着礼服,备办祭菜,举行祭祀,为的是表示尊师重道的意思。学生常常再三诵习小雅,为的是使他们从开头就培养做官的兴趣。学生上学,要按鼓声打开书箧,为的是使他们重视学业。大学里备有教鞭,为的是维持整齐严肃的秩序。教官不到夏祭以后不去考查学生的成绩,为的是使学生得以按照自己的志趣从容学习。教师对学生的学习经常加以检查指点,但不 叨唠灌输,为的是培养学生自己用心思考的习惯。年幼的学生只听不问,为的是使他们循序渐进地而不越级地学习。这七件事就是大学教育的基本纲领。

【原文】记曰:“凡学,官先事,士先志”,其此之谓乎。

【译文】古书上说:“在教育这件事上,教师的责任首先在于尽职,学生的责任首先在于立志”,就是这个意思吧。

【原文】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不学操缦,不能安弦;不学博依,不能安诗;不学杂服;不能安礼。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自焉游焉。夫然后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

【译文】大学进行教育的办法是:在规定的时间进行正课,休息的时候也有种种课外作业。因为,课外不习杂曲,课内就学不好琴瑟;课外不习歌咏,课内就学

不好诗;课外不习洒扫、应对、进退等杂事,课内就学不好礼仪。总之,如果不提倡课外技艺,学生就会学不好正课。所以,善于学习的人,学习的时候努力进修,休息的时候尽兴玩弄杂艺。这样,他们才能搞好学习,亲近师长,乐于交友,坚持信念,日后离开师友也就不会违反师友的教诲了。

【原文】兑命曰:“敬孙务时敏,厥修乃来”,其此之谓乎!

【译文】《尚书·兑命篇》说:“唯有重视学业,按部就班,及时努力,学业才能有所成就”,正是这个意思!

【原文】今之教者,呻其占毕,多其讯言,及其数进而不顾其安。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佛。夫然,故隐其学而疾其师,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虽终其业,其去之必速。教之不刑,其此之由乎!

【译文】现在的教师呢,只知道朗读课文,大量灌输,只顾赶进度,不管学生能不能接受。他们不考虑学生的内心的要求,不能使学生的才智得到充分的发展。他们进行教学的办法既不合理,提出的要求也不符合实际。以致,学生厌恶学习,怨恨师长,只感到学习的困苦,不知道学习的好处,即使勉强结业,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教育没有成效,原因就在这里!

【原文】大学之法:禁于未发之谓豫;当其可之谓时;不凌节而施之谓孙;相观而善之谓摩。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

【译文】大学进行教育的原则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就先防止,这叫做预防;抓住时机,进行教育,这叫做及时;循序地而不越级地进行教育,这叫做顺应自然;相互学习,取长补短,这叫做观摩。这四点就是教育成功的因素。

【原文】发然后禁,则扞格而不胜。时过然后学,则勤苦而难成。杂施而不孙,则坏乱而不修。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燕朋逆其师,燕辟废其学。此六者教之所由废也。

【译文】如果等到事情发生以后才去禁止, 就要遭到阻力,不易纠正了;如果时机错过以后才去学习,学起来就会劳苦不堪,不易有成就了。如果不知顺应自然,胡乱施教,教育工作就会陷入混乱的境地,不能获得成效。如果孤独地学,没有朋友,见解就会狭隘,见闻就会不广。如果交友不慎,就会违背师长的教诲;如果三朋四友,尽谈不正经的事情,就会荒废学业。这六点就是教育失败的原因。

【原文】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又知教之所由废,然后可以为师也。故君子之教

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译文】教师只有懂得了教育成功的因素,同时又懂得了教育失败原因,然后才能胜任教师的工作。所以优秀的教师是善于通过诱导进行教育的,引导学生而不牵着学生走;策励学生而不推着学生走;启发学生而不代替学生作出结论。引导学生而不牵着学生走,师生关系才会融洽;策励学生而不推着学生走,学习起来才会感到安易;启发学生而不代替学生作出结论,学生才能独立思考。师生融洽,学习安易,学生又能独立思考,就是善于诱导的结果。

【原文】学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

【译文】学生的缺点有四种类型,教师不可以不知道。在学习中,有些学生的缺点是贪多务得,有些学生的缺点是狭隘寡闻,有些学生的缺点是轻率勇为,有些学生的缺点是畏难而止。这四类缺点的根源是因为学生的心性不同之故。

【原文】知其心,然后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约而达,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

【译文】必须了解学生的心性,才能矫正学生的缺点。教育的作用就在于发扬学生的优点,克服学生的缺点。优秀的歌手能使听众自然而然地跟着他唱;优秀的教师能使学生自觉自愿地跟着他学。他的讲解,扼要而又透彻,精微而又妥善,举例不多,却能说明问题,这就能使学生跟着他学了。

【原文】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后能为师。能为师然后能为长,能为长然后能为君,教师也者所以学为君也。是故择师不可不慎也。记曰:“三王四代唯其师”,其此之谓乎!

【译文】教师知道学生的程度有深浅,资质有好坏之分,然后才能多方诱导。只有善于多方诱导的人才能当教师。能当教师才能当官长,能当官长才能当君王,所以教师是一种可以从他学习统治权术的人。可见选择师资是不可不慎重从事的。古书上说:“从前三王四代的时候最重视师资的选择”,就是这个道理!

【原文】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不臣于其臣者二:当其为尸,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大学之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所以尊师也。

【译文】在教育工作中,最难得的是尊敬教师。尊师才能重道,重道才能使人重视学习。所以,君王在两种情形之下是不以对待臣子的态度对待臣子的:当臣子在祭礼中扮演受祭者的时候,不以对待臣子在态度对待他;当臣子担任教师的时候,也不以对待臣子的态度对待他。按照大学的礼节,教师给君王讲书是不行君臣之礼的,就是尊师之意。

【原文】善学者师逸而功倍,又从而庸之。不善学者师勤而功半,双从而怨之。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而后其节目;及其久也,相说以解。不善问者反此。

【译文】善于学习的人,教师花的精力不多而收效很大,对于教师又能表示感戴之忱。不善学习的人,教师花的精力很多而收效很少,反而会埋怨教师。善于发问的人,[发问如同]砍伐坚硬的木材;先从容易砍的地方砍起,随后才砍木材的关节;久而久之,关节随手就可以砍开了。不善发问的人恰恰与此相反。

【原文】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待其从容,然后尽其声,不善答问者反此。此皆进学之道也。

【译文】善于答问的人,对待发问如同对待撞钟一样;撞得轻就响得小,撞得重就响得大;从容地撞,从容地响。不善答问的人恰恰与此相反。这都是有关进行教学工作的一些方法。

【原文】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必也听语乎。力不能问,然后语之。语之而不知,虽舍之可也。

【译文】单凭一点死记硬背得来的学问,是没有资格当教师的,必须善于根据学生的问题来讲解才行。当学生没有能力提出问题的时候,才可以直接讲给他听。如果讲了不懂,就不必讲下去了。

【原文】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始驾马者反之,车在马前。君子察于此三者,可以有志于学矣,

【译文】优秀的冶匠的儿子,一定先学会用皮子镶嵌成衣;优秀的弓匠的儿子,一定先学会用柳枝编织成箕;小马初学驾车相反,它是跟在车子后面的。人们懂得这三层道理,就懂得怎样做学问了。

【原文】古之学者,比物丑类。鼓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水无当于五色,五色弗得不章;学无当于五官,五官弗得不治;师无当于五服,五服弗得不亲。

【译文】鼓并不等于五声,但若没有鼓,五声就不和谐;古时候做学问的人,善于从事物的类比中体会出事物的关系。水并不等于五色,但若没有水,五色就不鲜明;学习并不等于五官,但若不学习,五官就不能发挥作用;教师不在五服之列,但若没有教师,五服之间的关系就不亲密。

【原文】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本矣。

【译文】所以说:德行最高的人不限于担任某一官职;普遍的真理不限于解释某一具体事物;最守信用的人不立约就能守信;最守时刻的人无须划一就能守时。懂得了这四层道理,就懂得做学问要从根本着手了。

【原文】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

【译文】三王祭祀江河的时候,都是先祭河,后祭海,就因河是本源,海是归宿。这就是重视根本的意思。

发虑宪,求善良,足以謏闻,不足以动众;就贤体远,足以动众,未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学乎!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兑命》曰:「念终始典于学。」其此之谓乎!

虽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虽有至道,弗学,不知其善也。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兑命》曰:「学学半。」其此之谓乎!

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比年入学,中年考校。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夫然后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说服,而远者怀之,此大学之道也。《记》曰:「蛾子时术之。」其此之谓乎!

大学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宵雅》肄三,官其始也;入学鼓箧,孙其业也;夏楚二物,收其威也;未卜禘不视学,游其志也;时观而弗语,存其心也;幼者听而弗问,学不躐等也。此七者,教之大伦也。《记》曰:「凡学官先事,士先志。」其此之谓乎!

大学之教也时,教必有正业,退息必有居。学,不学操缦,不能安弦;不学博依,不能安《诗》;不学杂服,不能安礼;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是以虽离师辅而不反也。《兑命》曰:「敬孙务时敏,厥修乃来。」其此之谓乎!

今之教者,呻其占毕,多其讯,言及于数,进而不顾其安,使人不由其诚,教人不尽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佛。夫然,故隐其学而疾其师,苦其难而不知其益也,虽终其业,其去之必速。教之不刑,其此之由乎!

大学之法,禁于未发之谓豫,当其可之谓时,不陵节而施之谓孙,相观而善之谓摩。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

发然后禁,则捍格而不胜;时过然后学,则勤苦而难成;杂施而不孙,则坏乱而不修;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燕朋逆其师;燕辟废其学。此六者,教之所由废也。

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又知教之所由废,然后可以为人师也。故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学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学也,或失则多,或失则寡,或失则易,或失则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知其心,然后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长善而救其失者也。

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约而达,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

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后能为师;能为师然后能为长;能为长然后能为君。故师也者,所以学为君也。是故择师不可不慎也。《记》曰:「三王四代唯其师。」此之谓乎!

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不臣于其臣者二:当其为尸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大学之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所以尊师也。

善学者,师逸而功倍,又从而庸之;不善学者,师勤而功半,又从而怨之。善问者,如攻坚木,先其易者,后其节目,及其久也,相说以解;不善问者反此。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待其从容,然后尽其声;不善答问者反此。此皆进学之道也。

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必也听语乎,力不能问,然后语之;语之而不知,虽舍之可也。

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始驾者反之,车在马前。君子察于此三者,可以有志于学矣。

古之学者:比物丑类。鼓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水无当于五色,五色弗得不章。学无当于五官。五官弗得不治。师无当于五服,五服弗得不亲。 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学矣。

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谓务本。

字典词典丝绸之路上发生的故事丝绸之路上发生的故事【范文精选】丝绸之路上发生的故事【专家解析】家风建设活动方案家风建设活动方案【范文精选】家风建设活动方案【专家解析】渺渺兮予怀渺渺兮予怀【范文精选】渺渺兮予怀【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