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_范文大全

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

【范文精选】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

【范文大全】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

【专家解析】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

【优秀范文】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

范文一:辜鸿铭和他的中国精神 投稿:贾汴汵

辜鸿铭和他的中国精神

作者:颜 东

来源:《南方》2008年第02期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辜鸿铭是—位奇特人物。他早年在许多西方国家游历,西方文化滥熟于胸,后来却以全盘否定西方文化、极力维护中国传统纲常著名。民国都十年了,他还留着辫子,穿着中式大褂在北大授课,这就使他的“遗老”身份愈加突出了。

以这样一位颇有前朝遗老之气的人,写作《中国人的精神》一书就不奇怪了。此书写于1915年,其时欧战正酣。惨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将西方社会的一切社会矛盾暴露无遗。正如梁启超在《欧游心影录》中所指出的:连西方人也开始自己批评起自己的文明来。这种情势自然给辜鸿铭带来极大灵感,因此他写作此书之用心,就是要用中国的东方文明来“拯救”西方文明。读《中国人的精神》,我们发现处处是以中西比较的方式来揭露西方文化的“老底”。如说:“我可以指出,美国人发现要想理解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是困难的。因为美国人一般说来,他们博大,纯朴,但不深沉。英国人也无法懂得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因为英国人一般说来深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也不能理解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因为德国人特别是受过教育的德国人,一般说来深沉、博大,却不纯朴……美国人如果研究中国文明,将变得深沉起来;英国人将变得博大起来;德国人将变得纯朴起来。”看来,中西比较只是谜面,浇作者心中块垒才是谜底。作者心中的“块垒”是什么?这就是民国以来国人竞相趋新与追求“西化”之风。作者看不惯,故将满腔对世风的气愤激扬于文字。

由于有这种意识形态作祟,所以作者千方百计要维护中国文化的尊严。因此,许多传统社会的陋习被作者极力渲染与颂扬。比如纳妾,作者说,“纳妾并不是像通常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一个不道德的风俗”,“纳妾的中国官人或许是自私的,但他至少提供了住房,并承担了他所拥有的妇人维持生计的责任。而这倒比那些摩托装备的欧洲人,从马路上捡回一个无依无靠的妇人,供其消遣一夜之后,次日凌晨又将其重新抛弃在马路上,要更少自私和不道德成分”。关于中国传统道德对于女性生活的束缚,作者的描写也极其正面:“按照中国人的正统现念,上戏台和大庭广众面前唱歌,乃至到基督教青年会的大厅里去搔首弄唱,都是下流的、极不合适的事情。就其积极方面而言,正是这种幽闲、这种与世隔绝的幽静之爱、这种对花花世界诱惑的敏感抵制、这种中国女性理想中的腼腆羞涩,赋予了真正的中国女人那种世界上其他民族妇女所不具备的——一种芳香,一种比紫兰香、比无法形容的兰花香还要淳浓、还要清新惬意的芳香。”总之在作者眼里,举凡中国传统文化中一切落后乃至于愚昧的东西都不仅具有正面的价值,而且散发出诗意的光辉。难怪五四时期辜鸿铭不仅遭到新思潮人物的猛烈抨击,而且也被社会与时代所唾弃。

然而奇怪的是,恰恰是这样一位大肆鼓吹中国传统文明、极力诋毁西方现代文明的人,在西方世界中竟获得了巨大的反响与成功。不少西方文化名流都引述他的话并予以极高评价。而西方社会的一般大众有不少因慕这位先知的大名而欲一睹其颜容,以至于有人写道:假如你到了中国,可以不去参观故宫,但不能不去见辜鸿铭。辜鸿铭在20世纪20年代以后的中国为什

么备受冷落,而在当时的西方世界名声却如此之大?这与他心目中的中国传统文明在当年中西方人眼中的巨大反差有关。辜鸿铭眼里的“中国人的精神”在处于五四启蒙精神感召下的国人来说当然是糟粕,但西方正处于惨烈的战争地狱中,发现辜鸿铭所解读的中国文明正是解救他们脱离苦海的良方,况且他对西方文明的猛烈扫荡与颠覆,其气势之雄健有如尼采,这就难怪他的文字要在正浸润于虚无主义浪潮中的西方社会大众中风靡了。

范文二:辜鸿铭和他的中国精神 投稿:卢房所

现在也不见了#不过我在北京已经发现了正宗的长沙米粉$这可真是让人喜出望外%可见乡思无处不在&乡愁也有法可解&虽然未必都有外婆的味道’

让我念念不忘的还有(家园茶)’此茶的做法&好像是用瓦罐煮茶&倒进碗里后再加芝麻*黄豆*盐’吃的时候&要将芝麻*黄豆和茶叶一起吃下’这种吃茶的方式&不知是不是长沙的&但肯定是湖南的’小时候我在长沙吃过&因此记得’

第一次吃家园茶是在哪里&记不清了’可能是在伯父

!文!颜东

起来’)看来&中西比较只是谜面&浇作者心中.块垒)是什么-这块垒才是谜底’作者心中的

.西化)之就是民国以来国人竞相趋新与追求

风’作者看不惯&故将满腔对世风的气愤激扬于文字’

由于有这种意识形态作祟&所以作者千方百计要维护中国文化的尊严’因此&许多传统社会的陋习被作者极力渲染与颂扬’比如纳妾&作者说&.纳妾并不是像通常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一个不道德的风俗)&.纳妾的中国官人或许是自私的&但他至少提供了住房&并承担了他所拥有的妇人维持生计的责任’而这倒比那些摩托装备的欧洲人&从马路上捡回一个无依无靠的妇人&供其消遣一夜之后&次日凌晨又将其重新抛弃在马路上&要更少自私和不道德成分)’关于中国传统道德对于女性生活的束缚&作者的描写也极其正面0.按照中国人的正统现念&上戏台和大庭广众面前唱歌&乃至到基督教青年会的大厅里去搔首弄唱&都是下流的*极不合适的事情’就其积极方面而言&正是这种幽闲*这种与世隔绝的幽静之爱*这种对花花世界诱惑的敏感抵制*这种中国女性理想中的腼腆羞涩&赋予了真正的中国女人那种世界上其他民族妇女//一种芳香&一种比紫兰香*比所不具备的/

无法形容的兰花香还要淳浓*还要清新惬意的芳香’)总之在作者眼里&举凡中国传统文化中一切落后乃至于愚昧的东西都不仅具有正面的价值&而且散发出诗意的光辉’难怪五四时期辜鸿铭不仅遭到新思潮人物的猛烈抨击&而且也被社会与时代所唾弃’

然而奇怪的是&恰恰是这样一位大肆鼓吹中国传统文明*极力诋毁西方现代文明的人&在西方世界中竟获得了巨大的反响与成功’不少西方文化名流都引述他的话并予以极高评价’而西方社会的一般大众有不少因慕这位先知的大名而欲一睹其颜容&以至于有人写道0假如你到了中国&可以不去参观故宫&但不能不去见辜鸿铭’辜鸿铭在20世纪

60

动保障世界

家&也可能是在姑爹家’姑爹和伯父都是有学问的人’姑爹在湖南大学&伯父在长沙一中’伯父易仁荄先生毕业于清华大学历史系&与夏鼐*吴晗*翦伯赞先生同学’他老人家熟读二十四史&但述而不作’一肚子学问&便只能讲给我们这些少不更事的伢子听&也不管我们听不听得懂’长大以后&与伯父见过多次&每次都能听他老人家讲史&但每次都只是听听而已’现在想起来&真是

辜鸿铭和他的中国精神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辜鸿铭是/位奇特人物’他早年在许多西方国家游历&西方文化滥熟于胸&后来却以全盘否定西方文化*极力维护中国传统纲常著名’民国都十年了&他还留着辫子&穿着中式大褂在北大授课&这就使他的(遗老)身份愈加突出了’

以这样一位颇有前朝遗老之气的人&写作+中国人的精神,一书就不奇怪了’此书写于1915年&其时欧战正酣’惨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将西方社会的一切社会矛盾暴露无+欧游心影录,中所指出的0遗’正如梁启超在

连西方人也开始自己批评起自己的文明来’这种情势自然给辜鸿铭带来极大灵感&因此他写作此书之用心&就是要用中国的东方文.拯救)西方文明’读+中国人的精神,&我明来

们发现处处是以中西比较的方式来揭露西方文化的.老底)’如说0.我可以指出&美国人发现要想理解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是困难的’因为美国人一般说来&他们博大&纯朴&但不深沉’英国人也无法懂得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因为英国人一般说来深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也不能理解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因为德国人特别是受过教育的德国人&一般说来深沉*博大&却不纯朴11美国人如果研究中国文明&将变得深沉起来2英国人将变得博大起来2德国人将变得纯朴

涯驿站

!随感

后悔’当初如果好好听&用心听&到+百家讲坛,岂不是能讲得更好-可惜再也听不到了’人&就是这样’当我们轻而易举得到时&往往是不珍惜的’等到发现这些宝贵的东西已经一去不返&这才追悔莫及’人的不可救药&大约如此’

也许&正是为了记住&我们才有了许许多多优秀的文学作品&比如这本+长沙百咏,当中的诗词’有这么一本好诗集&或许多少可以弥补我们的许多遗憾’诗集编好后&编者嘱我作序&我实在是不敢当’又恐却之不恭&是故犹豫再三&勉为其难’卑之无甚高论&只能说点个人感受’但愿这.佛头着粪)&不至于坏了诸位的雅兴’

目主持立文

20年代以后的中国为什么备受冷落&而在当

时的西方世界名声却如此之大-这与他心目中的中国传统文明在当年中西方人眼中的巨大反差有关’辜鸿铭眼里的.中国人的精神)在处于五四启蒙精神感召下的国人来说当然是糟粕&但西方正处于惨烈的战争地狱中&发现辜鸿铭所解读的中国文明正是解救他们脱离苦海的良方&况且他对西方文明的猛烈扫荡与颠覆&其气势之雄健有如尼采&这就难怪他的文字要在正浸润于虚无主义浪潮中的西方社会大众中风靡了’

范文三:辜鸿铭与中国人的精神 投稿:张怚怛

辜鸿铭与《中国人的精神》——译者前言

文/黄兴涛

这里,我们翻译的是

辜鸿铭(1857-1928),名汤生,原籍福建同安,出生在马来亚槟榔屿的一个华侨世家。他13岁到西方留学,先后游学于英、德、法、意等国十有一年。回国后长期担任张之洞幕府的洋文案。清末时,他曾官至外务部郎中,擢左丞。民国初年时任北京大学教授。

在近代,辜鸿铭乃是一位具有国际声誉的文化名人。尤其以

在一般人心目中,辜鸿铭尤其属于那种极为顽固的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近代西方,特别是本世纪前二十余年间,论名头之响,声誉之隆,都没有一个中国学人可与辜鸿铭相提并论。

俄国的托尔斯泰与辜氏通信,讨论抵御现代物质主义文明的破坏力量问题,公开支持他的文化保守事业;法国的罗曼·罗兰说他

日本,也曾一度掀起一个不大不小的

这种在海外激起的广泛反响,无疑包含着许多复杂具体的历史原因。但它起码表明,辜氏此人及其文化思想确有值得研究之处。

事实上,辜鸿铭

辜鸿铭去世距今已近七十年了。每当我阅读其论著的时候,都强烈感到,对于这样一个独特的文化怪人,过去将其作为一个顽固可笑的反面人物一味加以党病和嘲弄的态度,是过于简单化了。

其实,辜氏并非是一个完全无功于近代文化和中华民族之人。他偏激、保守乃至于落后的文化思想中仍有可取之处。如对中西文明的比较认识,对西方近代文明弊端的揭露和批评,以及对于中国传统文明某些特点的揭示就是如此,它们对那个时代乃至今天深人认识中西文明问题,实不乏启发意义。

在近代中西文化交流方面,辜鸿铭也做了一些积极工作。独立完整地向西方翻译儒家经典,便堪称中国人中的首创。即使是那些鼓吹儒家文化的外文著作,对于西方人认识中国文化,也未尝没有积极价值。诚然,在这一过程中,他从顽固保守的立场出发,向西方不适当地宣扬和维护了本国文明中的一些糟粕,但文化问题十分复杂,往往糟粕与精华互现、长处与短处相连,不同的文化,在不同的时代,对不同的民族可能具有不同的价值,产生不同的效应,难以简单分别。儒家文明作为举世公认的古老而有价值的中国传统文明主体,情况更是如此。在近代,中国处于前资本主义阶段,面临着摆脱封建文明包袱,走出中世纪,迈向近代化的历史任务,在这种情况下,传统儒家文明较多地显示出消极的一面;而对于逐渐进人后资本主义社会的西方世界来说,它却能显现出某种帮助西方反省现时文明之弊,启发人们寻求精神新境的文明价值。辜氏的思想在一战时期及其战后初期的西方发生相当影响,就说明了这一点。可以说,他对西方战后文明的重建与发展是有过某种贡献的。

此外,晚清以来,辜氏从爱国爱传统的立场出发,不懈地抨击来自西方的政治压迫、文化侵略和民族歧视,对维护国家权益和民族尊严,也做过不少有益的工作。在那个时代,由于各种因素的限制,真正有勇气有能力从事这一工作的人十分罕见。虽然在评价他这方面的活动时,我们还需要做具体的分析,但总体说来,我们应给予其充分的肯定。

与此相关,辜氏那颗火热的中国心,那份自尊自重的情感,也有可敬可钦之处。与那些一履洋上便觉带回仙气,认定

当然,如何认识和评价辜鸿铭及其思想,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共识的达成,尚有赖于研究的深人。遗憾的是,目前有不少人无法对此发表意见,因为他们没有机会见到辜氏用外文写的大量原著。实际上,学术界对辜鸿铭及其相关问题之所以研究不足,这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辜氏一生的主要著作多用英文写成,如《尊王篇》(又称《总督衙门论文集》)、《日俄战争的道德原因》、忡国牛津运动故事》、《中国人的精神》等等。此外,还有以德文和日文保存下来的著作,如《呐喊》、《辜鸿铭讲演集》。

在辜氏的所有著作中,最有影响、较能反映他思想风貌的作品,是《中国人的精神》,国内学者较为熟悉的名字为《春秋大义》(原书封面上所题的中文名)。其英文书名为:The Spritit of the Chinese People。 1915年由

《中国人的精神》一书的主旨,是揭示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宣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鼓吹儒家文明救西论。它是一战前后(即五四时期)世界范围内兴起的东方文化思潮的代表作之一。比之同类著作,如梁启超的《欧游心影录》与梁漱溟的《东西文化及其哲学》,要早四五年。

该书出版后,立即在西方、特别是在德国引起轰动效应,各种报刊杂志纷纷摘录和译载,成为

首先,我觉得辜氏的确不愧是个聪明绝顶之人,他这部书算得上是中国学者进行中西文化比较研究不应忽视的早期成果。比如,书中对儒教和西方宗教的有关比较和分析,从信仰物、基本教义到传教所在、认识根源乃至社会政治影响等可谓有点有面,无论是在广度上还是深度上,都达到了当时的较高水平。如果我们撇开其终极价值判断,不以辞害意,还可以说他的有关见解不乏敏锐和精彩之点。如他指出中国人没有个人生活,只有社会伦理生活;儒教不是宗教,却能代替宗教感化人,扮演宗教的角色;

其次,从文化思想史的角度来看,该书中对于中国人精神生活的

间的思想关系。如

1987年夏,经龚书锋教授指点,我曾与学友宋小庆合作译完了此书。1991年,我又发表《辜鸿铭的<春秋大义>及其世界影响》一文(载《文史杂志》该年第4期),专门对此书加以介绍。去年,海南出版社表示希望推出《辜鸿铭文集》并先行出版此书译本。于是,我们欣然检出旧日译稿,加以润色,即成此编。为了便于读者更全面深人地了解此书及其辜氏其人,我们还特意加了一些附录,既包括此书其他文种译本的序言,也有辜氏本人此书以外的重要篇什。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们得到了许多朋友的帮助。其中,《美国人的心态》、《民主与战争》系朱信明翻译;《什么是民主》、《东西文明异同论》系姚传德翻译;《中国人的精神》德译本序言为杨百成翻译,日译本序言为宋军翻译;法文本序言为张德钊和范俊军翻译。在书中所涉及的其他文字的翻译方面,还得到了好友于殿利的鼎力相助,特此一并致谢。

由于辜鸿铭的英文著作中经常夹杂着多种文字,尽管多方请教,仍恐转译有不妥当之处,因此,我们非常欢迎海内外朋友批评指正。

黄兴涛

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所

范文四:文明的摧残,读辜鸿铭《中国人的精神》有感 投稿:姚襎襏

我认识两种纳西人。

一种是我在泸沽湖看到的,淳朴的善良的纳西人。另一种是我在丽江看到的一些,自私的恶意的纳西人。

当然我知道这两种人都不能代表纳西人,事实上我对纳西族也没有任何想法。我在意的是现代文明对于传统中国优良品质的破坏。

在泸沽湖的纳西人,我举一例,贡嘎老师。贡嘎先生是达祖村的村民,在泸沽湖旁开有旅馆贡嘎之家,经济条件颇为不错,自己曾经去丽江学了东巴文,他觉得东巴文如果没有人保护,几十年恐怕就消无了,便回到达祖小学做一位老师,教授东巴文。

我与贡嘎先生交谈不多,但从其事迹,便大略可知他的责任心,对于本民族的责任心。 我再举一例,卓玛一家。我们支队在小落水村调研时住在卓玛家。卓玛一家待人极为友善,第一次到出门迎接,路途有雨,就招呼我们进祖母屋烤火。而整个村子也民风极好,在游人来到泸沽湖前,整个村子是真正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村子里大大小小的矛盾,村长和村民一起协调,总能得到解决。哪怕游人进入后,村子里也几乎没有发生过盗窃案,所有人各安其分。

在那个村子里时我是第一次觉得大同世界,社会主义社会是可以实现的,人心中的贪婪是可以消减到那个地步的。人民之间是可以做到如那些乌托邦思想家所写的一样。

现在我再举一个丽江的例子。

在我们到达丽江的第二天,我本来打算在茶馆坐一天,和同学出门吃饭时遇到一位阿姨,她说她有法,可以十元钱送我们去游玩丽江的许多景点。之后我们进过一系列思考决定去。 当时我依然本着去了解别人故事的想法,一直上和那位阿姨攀谈。她确是纳西人,在古城长大,现在也在这边做生意。

后来的情况当然是我们被算计了。在茶马古道听一位纳西族的大叔讲这个景点吹嘘得神乎其神,非去不可。我们推说没钱,那位阿姨急了,就说我借你们钱。

一伙人。

当然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们后来去了。

加之后来的拐卖事件,我对丽江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几乎对于这个地方的人,印象都差到了极点。当然这话是不对的。

我说了,我这篇文章是《中国人的精神》的读书随笔。

中国人,伟大的中国人,拥有最令人喜爱的品质就是gentle,温顺。这份温顺包含着忠诚,礼仪,孝节。哪怕文革几乎毁灭了儒学,毁灭了再中原大地引以为豪的品性。但在那遥远的泸沽湖旁,他们没有受到文革的波及,依然保持着自己传统的文化。我不能说这些文化来源于儒家文化,但在那个村庄,那附近的村庄,从元明到如今,五百年的历史,一定有儒学的给养和他们本民族文化的熏陶。至少,是有如费孝通先生《乡土中国》所说的品性。

他们淳朴,深沉,善良,灵敏。他们也有自私,但他们的自私是出于本心无害于他人的自私。一定他们发现了自己的自私害于他人,就会立即停止自己的行为。

在那些村庄里,一个村子失火周围的村庄无论是否赶得上,都会每家派出一个人前往救火。一个人家失火毁了,村里会每家都出钱,帮助他们重新修复自己的房子。

在那些村庄里,他们对于政府有着极强的耐性,为了摩梭家园政策的最终审批执行,四年了,村民不能装修自己的房子,看着旅游业的发展,不能建客栈,哪怕房子倒了,也只能住帐篷,不能把房子重新建好。这四年,只有一次强行修建,只有一次有四五个村民到政府抗议。 中国的国民是温顺的国民,正是如此我自己也相信只要政府能够逐步改善,社会主义可以实现,大同社会可以实现。

但是现实总不令人满意。在丽江的人正如同辜鸿铭所说的那群“受到半教育的乌合之众”。在当初有文言和白话文之分的时候,中国只存在没有收到教育的人民和受到教育的人民。这两类人,前一部分最好的人是天使,后一部分最好的人是圣人。前一部分像小落水,不发达,人民生活易于满足,很幸福。后一种,发达,但内心有真善美的追求,郑重。但在当今中国,没有了文言文,终于出现了半受教育的民众。

这些民众一方面失去了传统的温顺,失去了淳朴善良的天性,他们学会了打破权威,人性恶的方面得以发扬。另一方面接受的教育又不能足够让他们拥有对立判断是非的能力,相当于,现代文明对于这些人,只是起到了一个摧毁的作用,却没有在他们心中重新建立一套是非观。 既然善恶的观念已经消弭,丽江出现如此贪婪的情形,民众中出现如此不堪的道德水平,亦可以知道了。

要解决这些问题,重新呼唤传统文化的再临是必须的,否则中国也不过是成为另一个欧洲或另一个美国而已,没有本民族文化的给养只能是历史的叛徒。而对于那些半受教育的人,令他们退回到传统中似乎已经不可能了,这时候政府说什么善良,热情,包容,厚德之类的宣传语,说再多也是无用的,因为他们已经会反抗权威。只有让半受教育的人继续学习他们所信奉的利己主义,民主主义,才能让他们尽早进入受教育阶层。可问题是,这群半受教育的人群数量巨大,另一方面,公知群体的出现也在消减这份努力实现的可能性。公知也部分代表了反抗政府的权威。但现在的公知是无脑反政府。

如果非要说解决办法,说得极端一点,第一步是消灭公知,第二步重塑新公知。

之后,重新在中国大地建立传统文化的熏陶。为了避免农村继续进入半受教育阶层。有必要重新开展乡村建设运动。

其实最后几段,是这篇文章的核心,但由于一些原因没有机会细写,就先这样吧。

范文五: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阅读答案 投稿:史渖渗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列各题(9分,每小题3分)

中国人的精神   辜鸿铭

    中国人身上有种难以形容的东西。我已经把这种难以形容的东西概括为温良。如果我不为这种温良正名的话,那么在外国人的心中它就可能被误认为中国人体质和道德上的缺陷——温顺和懦弱。这里再次提到的温良,就是我曾经提到过的一种源于同情心或真正的人类智慧的温良——既不是源于推理,也非产自本能,而是源于同情心——来源于同情的力量。

    中国人之所以有这种力量,这种强大的同情的力量,是因为他们完全地或几乎完全地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中国人的全部生活是一种情感的生活——这种情感既不是来源于感官直觉意义上的那种情感,也不是来源于你们所说的神经系统奔腾的情欲那种意义上的情感,而是一种产生于我们人性的深处——心灵的激情或人类之爱的那种意义上的情感。

下面让我们看看中国人是否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

    首先,我们来谈谈中国的语言。中国的语言也是一种心灵的语言。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就是:那些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其儿童或未受教育者学习中文比成年人或受过教育者要容易得多。原因在于儿童和未受教育者是用心灵来思考和使用语言的。相反,受过教育者,特别是受过理性教育的现代欧洲人,他们是用大脑和智慧来思考和使用语言的。

    其次,我们再指出一个众所周知的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的事实。中国人具有惊人的记忆力,其秘密何在?就在于中国人是用心而非用脑去记忆。用具同情力量的心灵记事,比用头脑或智力要好得多,后者是枯燥乏味的。

    接下来的例子,依旧是体现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中,并得到大家承认的一个事实——中国人的礼貌。中国人一向被视为礼仪之邦,那么其礼貌的本质是什么呢?这就是体谅、照顾他人的感情。中国人有礼貌是因为他们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他们完全了解自己的这份情感,很容易将心比心、推己及人,显示出体谅、照顾他人情感的特征。

    我们举的中国人的特性的最后一例,是其缺乏精确的习惯。这是由亚瑟·史密斯提出并使之得以扬名的一个观点。那么中国人缺少精确性的原因又何在呢?我说依然是因为他们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心灵是纤细而敏感的,它不像头脑或智慧那样僵硬、刻板。

    正是因为中国人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一种孩子般的生活,所以他们在许多方面还显得有些幼稚。这使得一些浅薄的留学中国的外国留学生认为中国人未能使文明得到发展,中国文明是一个停滞的文明。必须承认,中国人的智力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被人为地限制了。众所周知,在有些领域,中国人只取得了很小的进步甚至根本没什么进步。这不仅有自然科学方面的,也有纯粹抽象科学方面的,如逻辑学。实际上欧洲语言中“科学”与“逻辑”二词,是无法在文中找到完全对等的词来加以表达的。

    像儿童一样过着心灵生活的中国人对抽象的科学没有丝毫兴趣,因为在这方面心灵和情感无计可施。事实上,每一件无需心灵与情感参与的事,诸如统计一类的工作,都会引起中国人的反感。

下列对作者在文中提出的“温良”的理解,不符合文意的一项是(    )

A.它是一种中国人身上所具有的难以形容的东西。

B.它显示出中国人体质和道德上的缺陷——温顺和懦弱。

C.它既不是源于推理,也非产自本能,而是源于同情心。

D.它源自中国人完全地或几乎完全地过着一种心灵的生活。

下列对中国人“过着一种心灵生活”的理解有误的一项是 (    )

    A.中国的语言是一种心灵的语言,所以那些受过理性教育的外国人用大脑和智慧来思考和使用反而行不通。

    B.中国人是用心而非用脑去记忆的,用具有同情力量的心灵记事,比用头脑或智力要好得多。

    C.中国人没有僵硬、刻板的习惯,因为中国人的心灵是纤细而敏感的,它不像头脑或智慧那样僵硬、刻板。

    D.中国一向被视为礼仪之邦,中国人很容易将心比心、推己及人,显示出体谅、照顾他人情感的特征。

下列表述符合原文意思的一项是   (    )

    A.中国人身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东西,那就是一种源于同情心或真正的人类智慧的温良,它可能表现为一种缺陷。

    B.中国人的生活是一种源于感官直觉意义上的情感的生活,不是来源于神经系统奔腾的情欲那种意义上的情感生活。

    C.外国的儿童和未受教育者学习中文比成年人和受过教育者要容易,因为儿童和未受教育者是用心灵来思考和使用语言的。

    D.在中国留学的外国学生认为中国人未能使文明得到发展,中国文明是一个停滞的文明。

阅读答案:

【小题1】B【小题1】C【小题1】C

解析:

【小题1】考查对文中重要概念的理解能力。原文第一段表述为“在外国人的心中它就可能被误认为中国人体质和道德上的缺陷——温顺和懦弱”,这是外国人的一种误解,不是作者的观点。

【小题1】理解文中重要句子的含意。原文表述为“缺乏精确的习惯”,选项为“没有僵硬、刻板的习惯”, 偷换概念。

【小题1】考查筛选并整合文中的信息能力。A项“表现为一种缺陷”是误认,非作者观点。B项见原文第二段,指出中国人的这种情感既不是来源于感官直觉意义上的那种情感,与选项正好矛盾。D项以偏概全,应为“一些浅薄的留学中国的外国留学生”,不是全体。

范文六:辜鸿铭《中国人的精神》读后感 投稿:赖孢季

辜鸿铭《中国人的精神》读后感

近日,拜读辜鸿铭先生的大作(中国人的精神或者春秋大义),感慨颇深。这部书主要是向外国人介绍中国的儒家思想,以及由儒家思想塑造出来的中国人的人格和生活方式,可以说是对中国传统儒家理论的一个简要概括。当然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描述也不是全面。

辜鸿铭(1857-1928)生在南洋(马来西亚),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他十三岁即赴欧洲求学,十余年中游学于英法德意诸国,归国后长期担任张之洞幕府的洋文案,曾官至清廷外务部左丞。他精通英、德、法等近十国文字,尤其擅长英文写作,被孙中山、林语堂推为中国第一。1915年,辜鸿铭在北京出版了《中国人的精神》(Spirit of Chinese People)一书,汉语题名“春秋大义”。不久即被译成德、法、日等多种文字出版,一时轰动东西洋,在德国甚至掀起了持续十几年的“辜鸿铭热”。

20世纪初叶的中国,传统的儒家学说和传统文化受到了很大的批判,有一位谙熟欧洲文明而服膺儒家传统文化的中国人,再次举起“春秋大义”的旗帜,在国内外发表了大量的英文著述,极力维护中国传统文化的尊严,鼓吹儒家文明的普世价值,在东、西方文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人

就是辜鸿铭。

《中国人的精神》是辜鸿铭最有影响的英文代表作品,全书系由作者1914年发表于英文报纸《中国评论》、以“中国人的精神”为核心的系列论文结集而成。面对当时西方列强对中华民族的欺凌和对中国文化的歧视,辜鸿铭论述的主旨就是揭示中国人的精神生活,阐发中国传统文化的永恒价值。辜鸿铭认为,要估价一种文明,必须看它“能够生产什么样子的人,什么样的男人和女人”。他批评那些“被称作中国文明研究权威”的传教士和汉学家们“实际上并不真正懂得中国人和中国语言”。他独到地指出:“要懂得真正的中国人和中国文明,那个人必须是深沉的、博大的和纯朴的”,因为“中国人的性格和中国文明的三大特征,正是深沉、博大和纯朴(deep,broad and simple)”,此外还有“灵敏(delicacy)”。辜鸿铭从这一独特的视角出发,把中国人和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法国人进行了对比,凸显出中国人的特征之所在:美国人博大、纯朴,但不深沉;英国人深沉、纯朴,却不博大;德国人博大、深沉,而不纯朴;法国人没有德国人天然的深沉,不如美国人心胸博大和英国人心地纯朴,却拥有这三个民族所缺乏的灵敏;只有中国人全面具备了这四种优秀的精神特质。也正因如此,辜鸿铭说,中国人给人留下的总体印象是“温良”(gentle,温文尔雅),“那种难以言表的温良”。在中国人温良的形象背后,隐藏

着他们“纯真的赤子之心”和“成年人的智慧”。辜鸿铭写道,中国人“过着孩子般的生活——一种心灵的生活”,因此,“与其说中国人的发展受到了阻碍,不如说它是一个永不衰老的民族”,一个“拥有了永葆青春的秘密”的民族。这个“像孩童一样过着心灵生活”的民族,对于抽象的、刻板的科学技术当然是没有兴趣的。辜鸿铭以此回应和解释西方人关于中国人的一种根深蒂固的套话:“中国人缺乏精确性”。他形象地说:“中国的毛笔或许可以被视为中国人精神的象征。用毛笔书写绘画非常困难,好像也难以精确,但是一旦掌握了它,你就能够得心应手,创造出美妙优雅的书画来,而用西方坚硬的钢笔是无法获得这种效果的。”在辜鸿铭看来,不屑于精确的中国人,其“赤子之心”与“成年人的智慧”有机地融为一体,达到了“心灵与理智的完美谐和”:这就是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永葆青春的秘密”。他引用“最具中国味道的英国诗人华滋华斯”的长诗《丁登寺》,展现出中国人心灵与理智完美结合而产生的那种“安祥恬静、如沐天恩的心境”。正是这种心灵状态和精神境界,赋予了中国人那种“难以言状的温良”。

“真正的中国人”的温良,在“真正的中国妇女”或“理想妇女”身上得到了尤为充分、完满的体现。中国男人的“温文尔雅”,在中国妇女那儿变成了“神圣的、奇特的温柔”。辜鸿铭承认,在其它国家和民族的理想妇女身上也存在着这

种温柔,比如基督教的圣母马利亚,但是与中国的观音菩萨相比,中国的理想女性要在“轻松快活而又殷勤有礼”方面更胜一筹。他认为《诗经》中的《关雎》一诗描绘出了中国理想女性的三个本质特征,即“悠闲恬静之爱,羞涩或腼腆以及‘debonair'一词所表达的那种无法言状的优雅和妩媚,最后是纯洁或贞洁”。谈及中国女性,中国人纳妾的问题自然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辜鸿铭将这种现象的“合理存在”归因于中国妇女的“无我教”,或曰“淑女或贤妻之道”:“正是中国妇女的那种无私无我,使得纳妾在中国不仅成为可能,而且并非不道德。”这显然是一种狡辩,不过这种狡辩也从另一个角度强化了中国妇女幽美而贤淑的理想形象。

中国男人和女人为什么会具有上述精神特征?辜鸿铭认为,这是中国的“良民宗教”长期教化的结果。所谓“良民宗教”,即指孔孟之道,其“精华”是义与礼,“特别是礼,更为中国文明的精髓”。辜鸿铭比较了中国与欧洲宗教教义之不同:“欧洲宗教要人们‘做一个好人',中国的宗教则要人们‘做一个识礼的好人';基督教叫人‘爱人',孔子则叫人‘爱之以礼'。”他自然而然地联系到当时欧洲陷于“一战”炮火的残酷现实,指出这场战争的道德根源正在于不讲礼义而崇信强权。因此,他要把中国人礼义并重的良民宗教奉送给欧洲,以制止这场世界大战,“把欧洲文明从毁灭中拯救出来”,并为战后文明的重建提供一把“钥匙”。用中国传统

的儒家文化去拯救西方文明,这正是《中国人的精神》一书所标举的“春秋大义”之所在。历史的发展证明,辜鸿铭的“春秋大义”并没有产生“乱臣贼子惧”的实际效果,他对中国“良民宗教”的普世功用显然是过于自信了。不过,在“一战”前后的欧洲,特别是德国,由于人们身受战争苦难,对于自身文明的价值普遍感到失望乃至绝望,而对和平安宁的东方产生了某种朦胧的欣羡,辜鸿铭其人其书就成了他们心目中“希望的使者”。不仅大学里有人组织“辜鸿铭研究会”,成立“辜鸿铭俱乐部”,他的名字还广泛流传于普通民众之口。在这股“辜鸿铭热”的推动下,欧洲人对中国与中国文化的了解有所加深,辜鸿铭笔下遵奉良民宗教、社会有条不紊的中国与温文尔雅的中国男人、幽美贤淑的中国女人的形象也广为人们所熟知,乃至成为身陷战乱之中的欧洲人心向往之的一个乌托邦。真实与否姑且不论,辜鸿铭所阐发的“中国人的精神”和他以中救西的“春秋大义”,在中国人对外传播民族文化的历程中,无疑写下了独特而醒目的一笔。

范文七:战争的出路与中国文明——读辜鸿铭《中国人的精神》有感 投稿:龚復循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20 0 6年 

《 F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和 日 汉文综合版)  

J 1 0 6第 2 u. 0 2 6卷第三期 

总第 4 期  l

战争的出路与中国文明  
— —

读辜鸿铭 《 中国人的精神》有感  

黄珊元 
( 湘潭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湖南湘潭 410) 115 

副省长的高位后, 却因贪污受贿而锒铛入获; 为什么小时候没有鞋  穿的马德, 这位被称为黑龙江最年轻的干部却在任绥化市市委书记  后,被查L制造了建国以来最大变官案。或许到此,我们就可以理  I 5 解为什么会有秦皂、隋炀暴政了。 秦始皇赢政曾身为渴求解放的赵  国人质, 而隋炀帝杨广为太了之争费动心机。 两人都在登上高位之  前就因种种艰险或歧视而形成了毒辣的性格。 当然这只是二人暴政  的原因之一, 但却可以说明不是所有的人在经历了生存危机之后还  会是一 个好人。 道高一尺, “ 魔高一丈” 当这个世 , 界上有一部分人 

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 1钱理群.《 巾国现代文学三十年》. 北京大学出版社,19. 98   “ 分开” 的信给了汪义宣沉重一击。 但是,如曾树生不去兰州会怎  [] 2张沂雨.《 论女性 自 我生命选择—— 也谈( 寒夜> 叶国现代文学研究丛  》, 】 样?一家人的矛盾仍然会存在, 她逊会失去银行的工作而家里的经  98(). 济收入更低,婆母更会恨她,汪文宣仍会因无钱治病而悲惨死去。 刊.北京:作家出版社,l9 2     [] 3 巴金.《 寒夜》. 5 6 页. 第 、16   所以, 曾树生无论怎么做都不会令汪母满意。 她虽然认为离开  n]5[]7[]1]1]1] []6[]8[0 [ [3 巴金.《 2   寒夜》. l 杭卅:浙江 L版社,20. i l 03   是为了追求 自由和幸福, 但她的婆母在这场战争中是胜利者, 虽然  第 2、2 、 l 3 1、2、8、20   6 9 8 、8、27 8 3 2 页. 她看 ̄J子给树生的信后气愤,“ ] IL 但是她觉得痛快,得意。她起初  [] 9江情,《 寒夜> 论( 中婆媳关系的描写及  社会文化内涵》. 中圜现代文学   还把这看作好消息  如果我们把汪家的婆媳矛盾看成是“ ” 新与I   B, 现代与传统在婚姻家庭观念上的冲突的话,   寒夜》则显示出现  研究丛刊,20 3 . …《 03( )  [1巴金.《 1] 谈寒夜》  浙江文艺出版社,20  03 代对传统的妥协让步。冈此,与其说曾树生这一彤蒙是 “ 一追求
个  [4辜也平.《 1]   传统叙事母题的现代语义——< 寒夜> 人物 沦》, 中国现代文   性解放的艺术范例” 不如看成是多重矛盾中的无奈选择 时至  ,   9 8( ) 今日, 在我们的生活中, 仍有干千万万的曾树生面对重重压力1得  学研究丛刊,19 1    [5 沦女性 自我生命选择——也淡( 1]《 寒夜> 19., 》.982   不作出他人看来是 自 自 私 利然而非常无奈的选择。  

参考文献:  

作者简介: 进 17 , 南 范 学 修 学 , 陵 范   肖 贵(7 )西 师 大 研 班 员 涪   学 9一 院文教。 中 系 师  收稿 日期:20——7 0 582 
19 2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20 年  06

《 田 范专 科学校学报 》( 和 师 汉文综合版 )  

J1 06 2 卷 第三 期 u20 第 6 .  

总第 4 期  l

文明的不朽之处。 作为一种由象形文字构成的语言。 汉语充满智慧   与想象力,如辜所言:“ 汉语是一种心灵的语言,一种诗的语言,   它具有诗意和韵味。  汉语毫无疑问是中国文明的宝藏。同样, ”   “ 仁义”理念也是集中国文明之大成 在辜鸿铭的眼里“ 人类所有  纯真的感情均可以容纳在一个中国字中, 这就是 ‘ 字。 仁’ 因为 ‘   仁’ 是人所具有的一种神圣的超凡的品质。 在现代术语中  仁 相当于  仁慈,人类之爱,或简称爱。 刎 ” 在中国 “ 仁”是一种品质与爱。   正如 “ 所拥有的丰富内 仁” 涵一样, 义 ”同 “ 样蕴含丰富。在中国   “ 义”不仅指正 义, 还指大义、侠义等, 义与 仁往往联系在一起。   这 使得 “ 在中国 经典中不断出 现的 ‘ 、‘ 、‘ , 仁’ 义’ 礼’ 英文一般   译作 ‘ nvl c’‘ si ’ ‘ orey, b e e e j tc 和 p pit’ 然而,当我们 e on u e r   审查这些英语单词和它们的内涵时,发现它们竟然是那么的不合 

的后果。当然。 在中国文明中, 受害最大的是辜鸿铭笔下作为中国  文明体现之一的中国妇女。   辜鸿铭认为 “ 中国传统妇女具有西方各民族难以企及的 ‘ 端  庄’ 温柔’ 幽闲 三大特征,其典型是 ‘ 、‘ 、‘   观世音’” 然而, 。    这个 “ 观世音”却不仅要备齐全家人的衣食,还必须服从 “ 三从” 、   “ 四德”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她还得高兴地替夫纳妾。或许,   在辜笔下“ 正是妻子的那种无我, 她的那种责任感, 那种 自我牺牲  的 精神,允许男人们可以 有侍女或纳妾” 的   夸奖面前,中国的   “ 观世音” 只有无奈地苦笑。 但辜在向 西方人
炫耀中国妇女如何地   “ 无我” 却不曾 时, 想到这恰恰是中国 文明的一大悲哀。 性沦为 女   了 男人世界的一 种工具与附 属物, 这无疑是对人性的泯灭与 对人权   的践踏 

适, 它们并不包含这些中国字所具有的全部 意义。 到“   如果我们   把这些词所传达的 观念 进行分解, 类于普遍的人性, 并归 我们会得  
到它们的全部含义那就是 ‘ 、‘ 善’ 真’和 美’   但辜鸿铭这   ” 句话却是值得商榷的, 中国文明中“ 、 义” 仁”“ 或许可以用“ 、 善”   “ 真”来概括,但中国文明中的 “ 礼”却绝不能总结为 “ 。 美”   中国的 “ 礼”并不仅仅指礼貌与 “ ,还包括了 “ 和” 忠君”原  则、家庭孝道和夫妻准则等的 “ 三纲” 五常” “ 。如果 “ 礼”单纯指  礼貌与 “ ,或许还可以阐述为美,孔子的一个弟子曾说: 礼之  和” “ 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  而中国人的礼貌也是得到世界人  民所赞美的,中国一向被视为礼仪之邦。如辜所言;“ 中国人的礼  貌不像 日 本那样繁杂, 但却是 令人愉快的, 种发 自 一 内心的礼貌。  ” “ 本人的 日 礼貌是一朵没有芳香的花,而 真正的中国 人的礼貌   则是发自内心,充满了一种类似于名贵香水般——奇异的芬芳。  ” 这样的礼貌当然可以描述为一种美。   然而,在辜鸿铭眼里, 礼’   就是良民宗教的本质,就是中国 


文明的奥秘。 那么良民宗教有什么内 ”  埘 容? 辜鸿铭言: 良民   “ 宗 教的 第一条原则, 是要相信人性本身是善的; 相信善的 力量。 ”  
这一点倒有促进人们生活美好、 维护世界和平的积极作用。 辜接着  说: 良民宗教教导人们,爱的法则 “ 就是要爱你的 父母。 这一  ”   点如果不产生祖先崇拜的话, 也是值得大力 提倡的。 但辜接下来说   出了 最重要的一点: 良民 “ 宗教告诫人们, 正义的法则就是要真实、   可信、忠诚。 每个妇人必须无私地绝对忠诚其丈夫, 每个男人必须  无私地绝对地忠诚其君主、国王或皇帝, 在此,我想最后指出, 这  种良 民宗教的最高责任, 就是忠诚之责任。  可 “ ” 见, 三纲” 五 “  常”概念尽含于良民宗教之中,然而 “ 礼”却是这种宗教的本质,   并且,辜称这种礼制应该普及于世,为诸国所采用, 因为只有它才  能普渡众生, 解救人们于硝烟弥漫之中。 在辜看来, 这种 “ 是 礼”   中国文明 最耀眼的 优点。 然而, 他却无法看到正是这种 “ 造成  礼” 了中国的贫穷与落后,形成了中国文明的最大劣势。   辜笔下中国 人的 良
温 与礼貌在很大程度上受 影响于 这种“ , 礼”   然而, 这种 “ 却过多地限 礼” 制了中国人的自由, 过分地束缚了中   国人的 思想。 尽管辜 所言: 要获得自由 真正的自由 “ , 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循规蹈矩,即学会适当地约束自己   并没有错。 但什么叫   “ 适当” ,标准如何?倘若 “ 男人必须无私地绝对地忠诚其君主、   国王或皇帝, 妇人必须无私地绝对地忠诚其丈夫” 也叫 “ 适当”   的 话, 那么, 民主与平等何在?当然, 在封建帝国里本身就没有民主、   平等可言,但即便如此,这种 “ 适当”也并非 “ 愚忠” 愚孝” 、“ ,   而怎可说是 “ 无私地、 绝对 地忠诚”   从中国两 千多年的封建史来看, 尽管这种 “ 在一定程度上 礼”   保持了社会秩序与伦理秩序的稳定,但并非国家安稳的万能之药。   自从陈胜、吴广喊出 “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后, 农民起义与宫廷  政变不过是变成了王侯将相的更替, 王权崇拜日益深入人心。 而有  王权崇拜,则不可避免会有勾心斗角、 尔虞我诈与硝烟烽火。中国   陷入了 永无止境的政治 权力斗争的 深渊, 这使得经济与科技长期得   不到应有的重视,贫穷与落后成为必然。那么, 陈胜、吴广何以 会  喊出 “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与中国的 “ 礼”文明恐怕是可以 

三、问题之源  通览辜鸿铭的 《 中国人的精神》 大凡与中国封建文明相背的 ,   文明则会被口诛笔伐,而中国文明 ( 主要是辜笔下的封建文明) 或  与其相近的文明则会被大力赞扬。 在辜笔下, 只有中国人才具有深  沉、 博大、纯朴、灵敏的优 良特征,而却忘记了备全了这些优良品   性的中国人正在遭受着外国人船坚炮利的重创; 把慈禧太后描绘成  中国文明所培育出的即具有高尚的灵魂, 又不失赤子之心女性之最  高典范, 而却忘记了慈禧太后挪用军资用于大寿庆典而导致的甲午  之耻: 把沙皇说成是真正热爱和平的统治者, 把俄罗斯人描写成“ 欧  洲最优秀、最高尚、最可爱、最仁慈和最慷慨” 的人,而却忘    记了 沙俄 鲸吞中国 10 万平方公里土地之痛, 俄罗斯人参与八 5多 与   国 联军火烧圆明园,屠杀中国公民 之仇等等。   然而, 缘何这位被林语堂誉之为 “ 怪杰” 而被胡适称之为“ , 怪  物” 的一代大师会顾此失彼? 辜鸿铭并非不够聪慧, 思辨能力并非   不够强。 单凭其精通近十门语言的功夫就足见其能力非凡。 其顽固   的 封建保守思想的形成也绝非无源之水, 而是与其家庭出身,   所受 教 育及时代环境 有密切
的关系。   首先,辜并非出生于中国本土,而是出生于英领槟榔屿, 年轻  时就读于英国 爱丁堡大学。 毕来后游学德国、 法国, 从事文学等方   面的 研究。 这使辜在童年及青年时 代并未形成对中国本土文化完整   的 认识, 没有见证国人受灾难的痛苦, 深彻感受国 不能 人在 “   名分 大义 下的无奈。 而让辜真正开始了解中国文明,始于任清朝湖广  总督张之洞的幕僚时期。 张之洞是晚清德高望重的重臣,同时也是  一 名宿儒, 封建文明可以 中国 说在他身上有着明 显的 体现。 辜深受  张之影响, 并在此期间潜心钻研儒学,终有所成。但此期问,辜自   始至终都处于封建高层, 因而其思维角度大都从封建贵族 出发, 而  无 法表述或体会平民的思想与感受。 对封建贵族来说, 中国文明无   疑是世界最优秀的 文明, 因为这 种文明极强 地维护着封建贵族的权  威与安稳。   其次, 辜在外国度过的 童年、 少年与青 年时光让他对西方文明   有了 全面的了 解, 而在此时西方文明已 明显地暴露出了它的弱点。   这使辜对西方文明 产生怀疑与不满, 他的观点在如下一段话里得到   了充的表达: 1 “8世纪欧洲的自由主义有文化教养,今天的假自由   主义却丧失了文化教养。 过去的自由主义读书并且懂得思想, 现代  的自由 主义为了 私利只是看看报纸, 断章取义、 只言片 语地利用过  去那美妙的自由主义惯用语。 上一世纪的自由主义为公理和正义而  奋斗, 今天的假自由主义则为法权和贸易特权而战。 过去的 自由主  义为人性而斗 今天的 自 争, 假 由主义只是卖力地促进资本家与金融  商人之既得利益。 ” 因而辜断言, 欧洲   “  文化’ 会因英国 实利   主义的胜利而迅速衰落。   尽管这种断言并不正确, 但战争的爆  发却让辜鸿铭更坚定了这种理念。 并告诫西方人要想制止这场人类  迄今为止最残酷、最野蛮、最无益而又最可怕的战争,“ 就首先必  须消除当今世界的群氓崇拜,其次便是强权崇拜。  并且到中国 ”   来取经,学习中国义礼并重的 “ 宗教 ” 良民 。辜相信只有义和礼才   是医治战争顽疾的灵丹妙药。 这在大战吸引了世人眼球的当时无疑  颇引人注 目。或许这就是问题之源 

直接挂钩的。中国的 “ 所强调的“ 礼” 君君、臣臣、父父、予予”  
的森严等级,使许多中国人都渴望成为万民跪拜的 “ 王侯将相” ,  

参考文献:  
[ 辜 著. 涛, 庆译 中国 1 鸿铭 黄兴 宋小   人的精 广西师大 社, 01 ] 神. 出版 20.  

在和平年代, 这些
人枕着这种美梦地睡觉, 但待时 机一成熟,   这些 作者简介:黄 元 湖 湘 人 湘 大 历 文 学 0 级   珊 , 南 潭 , 潭 学 史 化 院2 4 硕 0 人就会揣着这种美梦制造兵荒马乱。 这就是中国“ 文明 礼” 所带来 士 究 , 究 向 中 近 思 文 。收稿 日期:2 0— 一6   研 生研方 为国代想 化 0 5 8 l 
lO 3 


范文八:辜鸿铭和他的中国 投稿:莫軶軷

辜鸿铭和他的中国

作者:〔英〕毛姆

来源:《视野》2011年第08期

真想像不出这么大的一座城市会出现在这么偏远的一个地方。当夕阳西下的时候,登上城门远远望去,你可以看到喜马拉雅那白雪皑皑的山脉。这是一座人口众多的城市,你只有走在城墙上才不会觉得拥挤;这是一座占地广阔的城市,你就是走得再快,绕城走上一圈也要花上三个小时。

在这里,住着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前去拜会这位哲学家是我这次可算是艰苦跋涉的旅途的目的之一。他是中国最大的儒学权威。据说他的英文和德文说得都很流利。

我是坐着轿子去的。前去拜访他的路似乎很长。我们穿过的街道有的拥挤不堪,有的却不见人影。最后我们来到了一条寂静、空旷的街道,在一面长长的白色墙壁上有一扇小门,轿夫在那里把我放了下来。一个轿夫前去叩门,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门上的监视孔打开了,我们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在向外张望。经过简短的交涉,我得到了进去的许可。一位衣着破旧、面色苍白而又干枯的年轻人示意我跟着他进去。

我穿过一个破旧的院子,被领着进入了一个又低又长的房间。房间里仅有几件简单的家具:一张美国式的带盖的桌子,几把黑檀木做的椅子和两张茶几。靠墙摆着的是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毫无疑问,最多的是中国书籍,但也有许多英文、法文和德文的哲学与科学书籍。

我坐在这个房间里等了一会儿,那位领我进来的年轻人摆上来一壶茶、两只茶杯和一包弗吉尼亚产的香烟。他刚出去,那位哲学家跟着就进来了。

他是一位老人,个子很高,留着一条灰色的细长辫子,大而明亮的眼睛下面已长出很重的眼袋。他的牙齿已参差不齐,也不再洁白。他出奇地瘦,两只手又细又小,苍白没有血色,看起来像鹰爪。我听说他抽大烟。他身穿一件破旧的黑色长袍,头戴一顶黑色的帽子,长袍和帽子都是穿了很多年,业已褪色。一条长裤在脚踝处扎了起来。他在观察我。他还没有搞清楚应该用什么方式待我,你可以看出他保持着一种警戒的态度。“你看我留着一条辫子,”他一边用手捋着辫子,一边说道,“它是一个象征。我是古老中国的最后一个代表。”

接着他用更为平和的语调同我谈起很久以前的哲学家。那时他们同弟子周游列国,向可以教化的人们宣传自己的学说。各国的国王很是善待他们,或是邀请他们出将入相,或是任命他们主治一方。他学识渊博,谈锋犀利,讲起他这个国家的历史事件来绘声绘色,娓娓动听。我禁不住想他是一个悲剧性人物:他觉得自己有能力治理这个国家,可是却不再有皇帝能够任用他;他觉得自己才高八斗,有能力施教诲之责,他渴望人们会成群地追随他,更渴望把自己的

知识传授给他们,可是前来听讲的却寥寥无几,而且还都是些穷困潦倒、食不果腹、呆头笨脑的乡下人。

“你来拜访中国的最后一个哲学家,我该送你点什么留作纪念才是。可是我是一个穷人,我不知道送点什么值得你接受的东西。”我连忙说什么都不用送,这次拜访的记忆本身就是最好的纪念。他笑了。

“在这个堕落的年代里,人们的记忆都变得短暂了,我还是应该送给你一件有形的东西。我想送给你一本我的拙作,可是你又不能读中文。”

他带着困惑但友善的神情望着我。突然间我有了一个主意。

“能不能给我一份您的书法作品?”我问道。“你喜欢书法作品?”他笑了,“我年轻时候的书法在人们的眼里还远不是一无是处呢。”

他在书桌边坐了下来,拿出一张宣纸,展放在桌上。他在砚台上滴了几滴水,拿起墨在上面研好了墨,然后便拿起笔开始写了起来。我站在一旁边看他写字,边想着关于他的一些不大风光的传闻。据传这位老先生,无论何时只要手头积攒一点钱,总是要挥霍在烟花巷里。写完了,为了使墨能尽快干,他撒了些灰在纸上面,然后伸手递给我。

“你写的什么?”我问道。我看到他的眼里飘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

“我冒昧送给你自己作的两首小诗。”

“我不知道您还是一位诗人。”

“当中国还是一个未开化的民族的时候,”他挖苦道,“所有受过教育的人就能够写出优美的诗句了。”

我拿起纸来看了看上面的中国字,惟一能看明白的就是上面的字是相当有序地排列着的。“您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上面写的是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他回答道,“你不能指望我背叛自己。还是请你的英国朋友帮这个忙吧。那些自以为了解中国的人实际上什么也不了解,但我想你至少会找到人向你解释一下这两首诗的大概意思。”

我向他道了别,他则非常客气地一直送我上轿。后来我有机会遇到一位从事汉学研究的朋友,我请他把这两首诗翻译了出来。我不得不承认,每当我读到这两首诗,就不免想起和那位哲学家的会面。

其中有一首诗是这样的:

当初你不爱我/你的声音是那么甜美/你的眼里充满了笑意/你的双手纤细温柔//后来你爱上了我/你的声音变得苦涩/你的眼里充满了泪水/你的双手僵硬干涸//这是多么的令人悲伤/因为爱使你变得/不再可爱

(杨俊如摘自江苏人民出版社《在中国的屏风上》小珊图)

范文九:辜鸿铭和他的中国 投稿:梁螡螢

史 

海 

钧 

沉 

在 在 在 战 场 上 出 过 风 头 。倒 是 王 家 

子 弟 , 干 不 行 。 王 徽 之 当骑 兵 参  实 军 时 , 马 匹 都 管 不 清 楚  连 这 一 点 , 家 就 比 王家 强 。 谢   谢 家 的 女 人 也 很 厉 害 。 就 说  “ 絮 ” 女 谢道 韫 吧 , 娘 家 时 . 咏 才 在   对弟弟就像 父母批评子女一样 .   说 :你 怎 么 老 是 不 长 进 啊 , 不 是  “ 是 乱 七 八 糟 的事 情 分 了 心 , 是 脑 子  还

有限?”  

谢 道 韫 嫁 给 王 凝 之 后 , 王 家  在

成为中流砥 柱。  

孙恩起事 , 打会 稽 。“ 长” 攻 市   王 凝 之 奉 的 是 天 师 道 , 去 整 军 备  不

战, 却去装 神弄 鬼 。他 以为孙恩奉 

的 是 五 斗 米 道 , 与 他 同是 天 师 道 ,   是 “ 命 同志 ”可 以化 险 为夷 , 革 , 结  果 却 被 孙 恩 抓 住 , 他 的几 个 孩 子  连 都 一 并 被 杀 了 。 当此 情 境 , 道 韫  谢 不 慌 不 忙 ,举 措 自若 ” 乱 兵 来 时 . “ ,  

手 刃 数 人 。被 抓 后 。 兵 要 杀 她 那  贼

辜鸿 铭 和他 的 中国 

◎ 毛 姆 

真 想 像 不 出 这 么 大 的 一 座 城  市会 出现在这么偏远 的一个地 方 。  

当 夕 阳西 下 的 时 候 . 上 城 门 远 远  登 望 去 , 可 以 看 到 喜 马 拉 雅 那 白雪  你 皑 皑 的 山 脉 。这 是 一 座 人 口众 多 的  城 市 , 只有 走 在 城 墙 上 才 不 会 觉  你 得 拥 挤 ; 这 是 一 座 占地 广 阔 的 城  市 , 就 是 走 得 再 快 . 城 走 卜一  你 绕

圈 也要 花 上 三 个 小 时 

只 有 几 岁 的 外 孙 , 据 理 力 争 :事  她 “ 在 王 门 , 关 他 族 !必 其 如 此 , 先  何 宁

见杀 。”  

了进 去 的 许 可 。 一 位 衣 着 破 旧 、 面  色 苍 白 而 又 十 枯 的 年 轻 人 示 意 我  跟着他进去 。   我 穿 过 一 个 破 旧 的院 子 . 领  被 着 进 入 了一 个 又 低 又 长 的房 间 。房  间 里 仅 有 几 件 简 单 的 家 具 : 张 美  一

孙 恩 听 了 , 之 动 容 , 了 他  为 放 们 。时人 评 价 她 “ 情 疏 朗 ” “ 林  神 ,有 下风气 ”也就 是说 , 个有风 骨 的 , 是  

女 知 识 分 子 , 个 女 强 人 。可 惜 遇  是 人 不 淑 , 给 了 王 凝 之 这 么 个 糊 涂  嫁

国式 的带 盖 的桌 子 。 把 黑 檀 木 做  几 的 椅 子 和 两 张 茶 几 。 墙 摆 着 的是  靠

书 架 。 架 上 摆 满 了各 种 各 样 的书  书

蛋!   《 字 经 》 云 : 道 韫 , 咏  三 有 谢 能

吟 , 女子 , 聪 敏 , 男 子 , 自 彼 且 尔 当  

在 这 里 , 着 一 位 著 名 的 哲 学  住

籍 : 无 疑 问 , 多的是 中国书籍 , 毫 最   但 也 有

许 多 英 文 、 文 和 德 文 的哲  法

学 与 科 学 书籍 。   我 坐 在 这 个 房 间 里 等 了一 会 

警 。 说 的就 是 王 凝 之 们 啊 。   谢 道 韫 的 老 爹 谢 奕 , 就 是 谢  也 安 的 大 哥 。 不 是 等 闲之 辈 。 也   谢 奕 与 桓 温 是 好 朋 友 , 好 朋  但 友 归 好 朋 友 , 家 是 大 官 , 谢 奕  人 你 也 总 得 收 敛 一 点 ,可 他 全 不 在 乎 。  

有 一 次 他 和桓 温 喝酒 , 得 桓 温 逃  逼

家 , 去 拜 会 这 位 哲 学 家 是 我 这 次  前 可 算 是 艰 苦 跋 涉 的 旅 途 的 目 的 之 

他 是 中国 最 大 的 儒 学 权 威 。据 

我 是 坐着 轿 子 去 的 。前 去 拜 访 

说 他 的 英 文 和 德 文说 得 都很 流 利 。   他 的 路 似 乎 很 长 。我 们 穿 过 的街 道  有 的拥 挤 不 堪 ,有 的 却 不 见 人 影 。  

最 后 我 们 来 到 了一 条 寂 静 、 旷 的  空 街 道 . 一 面 长 长 的 白色 墙 壁 上 有  在

儿 . 位 领 我 进 来 的 年 轻 人 摆 上 来  那 壶 茶 、 只茶 杯 和 一 包 弗 吉 尼 亚  两 产 的香 烟 。他 刚 出 去 , 位 哲 学 家  那 跟着就进来 了。  

他 是 一 位 老 人 ,个 子 很 高 , 留 

到 老 婆 房 里 ,谢 奕 就 拉 来 一 个 老  兵 , : 走 了 一 个 老 兵 , 找 了 一  说 “ 又

个老兵 . 有什么好怪 的呢?” 这  

着 一 条 灰 色 的 细 长 辫 子 , 而 明亮  大 的 眼 睛下 面 已长 出很 重 的眼 袋 。 他  的 牙 齿 已参 差 不 齐 ,也 不 再 洁 白 。   他 出奇 得 瘦 ,两 只 手 又 细 又 小 , 苍  白没 有 血 色 , 起 来 像 鹰 爪 。我 听  看 说 他 抽 大 烟 。他 身 穿 一 件 破 旧 的黑 

扇 小 门 , 夫 在 那 里 把 我 放 了下  轿

王 家 的 书 法 , 定 是 飞 人 寻 常  肯 百 姓 家 了 。 谢 家 的 风 度 , 是 你  可 怕 我之辈这一生都学不来 的吧 !  

( 摘自《 文史月刊》  )

来 。一 个 轿夫 前 去 叩 门 , 了 很 长  过

的 一 段 时 间 , 门 上 的 监 视 孔 打 开 

了, 我们看 到一双黑 色的 眼睛在 向  

外 张 望 。经 过 简 短 的 交 涉 , 得 到  我

史 

海 

钧 

沉 

色 长 袍 ,头 戴 一 顶 黑 色 的 帽 子 , 长  袍 和 帽 子 都 是 穿 了很 多 年 , 已褪  业

色 。 一 条 长 裤 在 脚 踝 处 扎 了起 来 。  

记 忆 本 身 就 是 最 好 的 纪 念 。 他 笑 

了。  

“ 这 个 堕 落 的 年 代 里 ,人 们  在 的 记 忆 都 变 得 短 暂 了 , 还 是 应 该  我

他 在 观察 我 。他 还 没 有 搞 清 楚 应 该 

用 什 么 方 式 待 我 , 可 以看 出 他 保  你

送 给你 一 件 有 形 的 东 西 。我 想 送 给  你

一 本 我 的 拙 作 , 是 你 又 不 能 读  可

中文 。 ”  

持 着 一 种 警 戒 的 态 度 。“ 看 我 留 你  

着 一 条 辫 子 , 他 一 边 用 手 捋 着 辫  ”

子 , 边 说 道 ,它 是 一 个 象 征 。我  一 “

是 古 老 中 国 的最 后 一个 代 表 。 ”   接 着 他 用 更 为 平 和 的 语 调 同  我 谈 起 很 久 以前 的哲 学 家 。那 时 他  们 同 弟 子 周 游 列 国 , 可 以教 化 的  向

他 带 着 困 惑 但 友 善 的 神 情 望 

着 我 。 突然 间 我 有 了 一 个 主 意 。   “ 不 能 给 我 一 份 您 的 书 法 作  能

品 ?” 问道 。“ 喜 欢 书 法 作 品 ?” 我 你   他 笑 了 , 我 年 轻 时 候 的 书 法 在 人  “

们 的 眼 里还 远 不 是 一 无 是 处 呢 。”  

人 们 宣 传 自己 的学 说 。各 国的 国王  很 是 善 待 他 们 , 是 邀 请 他 们 出将  或

人 相 , 是 任 命 他 们 主 治 一 方 。他  或

他 在 书 桌 边 坐 了 下 来 , 出 一  拿 张 宣 纸 , 放 在 桌 上 。他 在 砚 台 上  展

滴 了 几 滴 水 , 起 墨 在 上 面 研 好 了  拿 墨 。然 后 便 拿 起 笔 开 始 写 了 起 来 。  

学 识 渊 博 , 锋 犀 利 , 起 他 这 个  谈 讲 国 家 的 历 史 事 件 来 绘 声 绘 色 , 娓  娓

动 听 。我 禁 不 住 想 他 是 一 个 悲 剧 性  人 物 : 觉 得 自 己有 能 力 治 理 这 个  他

族 的时候 , ”他 挖 苦 道 ,所 有 受 过  “ 教 育 的 人 就 能 够 写 出 优 美 的 诗 句 

了 。”  

我 站在一旁边 看他 写字 。 想着关  边

于他 的一些不 大风光 的传闻 。 传  据

这 位 老 先 生 , 论 何 时 只 要 手 头 积  无 攒 一 点 钱 , 总 是 要 挥 霍 在 烟 花 巷  里 。写 完 了 , 了使 墨 能 尽 快 干 , 为 他 

我 拿 起 纸 来 看 了看 上 面 的 中 

国家 , 是 却 不 再 有 皇 帝 能 够 任 用  可

他 ; 觉 得 自己 才 高 八 斗 , 能 力  他 有

国 字 . 一 能 看 明 白 的 就 是 上 面 的  唯 字 是 相 当 有 序 地 排 列 着 的 。 “ 能  您

不 能 告 诉 我 一 下 上 面 写 的 是 什 

么?”  

施 教 诲 之 责 , 渴 望 人 们 会 成 群 地  他

追 随 他 , 渴 望 把 自 己 的 知 识 传 授  更

撒 了些 灰 在 纸 上 面 , 后 伸 手 递 给  然

我。  

给 他 们 , 是 前 来 听 讲 的 却 寥 寥 无  可 几 , 且 还 都 是 些 穷 困 潦 倒 、 不  而 食

果 腹 、 头 笨 脑 的 乡 下人 。 呆   “ 来 拜 访 中 国 的 最 后 一 个 哲  你

“ 不起 , 不 能 。” 回答 道 , 对 我 他  

“ 不 能 指 望 我 背 叛 自己 。 还 是 请  你

“ 写 的 什 么 ? ” 问 道 。我 看  你 我 到 他 的 眼 里 飘 过 一

丝 幸 灾 乐 祸 的 

神情 。  

你 的英 国朋 友 帮 这个 忙 吧 。那 些 自  

以 为 了 解 中 国 的 人 实 际 上 什 么 也 

学 家 。 该 送 你 点 什 么 留作 纪 念 才  我

是 。 可 是 我 是 一 个 穷 人 , 不 知 道  我

“ 冒 昧 送 给你 自己作 的 两 首  我 小诗 。”  

“ 不 知 道 您 还 是 一 位 诗 人  ” 我   “ 中 国 还 是 一 个 未 开 化 的 民  当

不 了解 , 我 想 你 至 少 会 找 到 人 向 但  

你 解 释 一 下 这 两 首 诗 的 大 概 意 

思。”  

送点什 么值得你 接受 的东西 。” 我 

连 忙 说 什 么 都 不 用 送 . 次 拜 访 的  这

我 向 他 道 了别 , 则 非 常 客 气  他

地 一 直 送 我 上 轿 。后 来 我有 机会 遇 

到 一 位 从 事 汉 学 研 究 的朋 友 , 请   我 他 把 这 两 首诗 翻译 了出 来 。我 不 得  不 承 认 ,每 当 我 读 到 这 两 首 诗 . 就  不 免 想 起 和 那 位 哲 学 家 的会 面 

其 中有一首诗是这样 的 :  

当 初 你 不 爱 我  的 声 音 是 那  么 甜 美/ 的 眼里 充 满 了笑 意 / 的  你 你 双 手 纤 细 温 柔/ 来 你 爱 上 了 我/ 后 你 

的 声 音 变 得 苦 涩 , 的 眼 里 充 满 了  你

泪水/ 的双手僵 硬干涸/ 你 这是 多 么  

的令 人 悲 伤 / 为 爱 使 你 变 得/ 再  因 不

可 爱  ( 肖进荐 自《 在中国的屏风上》江苏  ,

人 民 出版社 )  

范文十:辜鸿铭和他的中国 投稿:贾飼飽

真想像不出这么大的一座城市会出现在这么偏远的一个地方。当夕阳西下的时候,登上城门远远望去,你可以看到喜马拉雅那白雪皑皑的山脉。这是一座人口众多的城市,你只有走在城墙上才不会觉得拥挤;这是一座占地广阔的城市,你就是走得再快,绕城走上一圈也要花上三个小时。

  在这里,住着一位著名的哲学家,前去拜会这位哲学家是我这次可算是艰苦跋涉的旅途的目的之一。他是中国最大的儒学权威。据说他的英文和德文说得都很流利。

  我是坐着轿子去的。前去拜访他的路似乎很长。我们穿过的街道有的拥挤不堪,有的却不见人影。最后我们来到了一条寂静、空旷的街道,在一面长长的白色墙壁上有一扇小门,轿夫在那里把我放了下来。一个轿夫前去叩门,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门上的监视孔打开了,我们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在向外张望。经过简短的交涉,我得到了进去的许可。一位衣着破旧、面色苍白而又干枯的年轻人示意我跟着他进去。

  我穿过一个破旧的院子,被领着进入了一个又低又长的房间。房间里仅有几件简单的家具:一张美国式的带盖的桌子,几把黑檀木做的椅子和两张茶几。靠墙摆着的是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毫无疑问,最多的是中国书籍,但也有许多英文、法文和德文的哲学与科学书籍。

  我坐在这个房间里等了一会儿,那位领我进来的年轻人摆上来一壶茶、两只茶杯和一包弗吉尼亚产的香烟。他刚出去,那位哲学家跟着就进来了。

  他是一位老人,个子很高,留着一条灰色的细长辫子,大而明亮的眼睛下面已长出很重的眼袋。他的牙齿已参差不齐,也不再洁白。他出奇的瘦,两只手又细又小,苍白没有血色,看起来像鹰爪。我听说他抽大烟。他身穿一件破旧的黑色长袍,头戴一顶黑色的帽子,长袍和帽子都是穿了很多年,业已褪色。一条长裤在脚踝处扎了起来。他在观察我。他还没有搞清楚应该用什么方式待我,你可以看出他保持着一种警戒的态度。“你看我留着一条辫子,”他一边用手捋着辫子,一边说道,“它是一个象征。我是古老中国的最后一个代表。”

  接着他用更为平和的语调同我谈起很久以前的哲学家。那时他们同弟子周游列国,向可以教化的人们宣传自己的学说。各国的国王很是善待他们,或是邀请他们出将入相,或是任命他们主治一方。他学识渊博,谈锋犀利,讲起他这个国家的历史事件来绘声绘色,娓娓动听。我禁不住想他是一个悲剧性人物:他觉得自己有能力治理这个国家,可是却不再有皇帝能够任用他;他觉得自己才高八斗,有能力施教诲之责,他渴望人们会成群地追随他,更渴望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他们,可是前来听讲的却寥寥无几,而且还都是些穷困潦倒、食不果腹、呆头笨脑的乡下人。

  “你来拜访中国的最后一个哲学家,我该送你点什么留作纪念才是。可是我是一个穷人,我不知道送点什么值得你接受的东西。”我连忙说什么都不用送,这次拜访的记忆本身就是最好的纪念。他笑了。

  “在这个堕落的年代里,人们的记忆都变得短暂了,我还是应该送给你一件有形的东西。我想送给你一本我的拙作,可是你又不能读中文。”

  他带着困惑但友善的神情望着我。突然间我有了一个主意。

  “能不能给我一份您的书法作品?”我问道。“你喜欢书法作品?”他笑了,“我年轻时候的书法在人们的眼里还远不是一无是处呢。”

  他在书桌边坐了下来,拿出一张宣纸,展放在桌上。他在砚台上滴了几滴水,拿起墨在上面研好了墨汁,然后便拿起笔开始写了起来。我站在一旁边看他写字,边想着关于他的一些不大风光的传闻。据传这位老先生,无论何时只要手头积攒一点钱,总是要挥霍在烟花巷里。写完了,为了使墨能尽快干,他撒了些灰在纸上面,然后伸手递给我。

  “你写的什么?”我问道。我看到他的眼里飘过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

  “我冒昧送给你自己作的两首小诗。”

  “我不知道您还是一位诗人。”

  “当中国还是一个未开化的民族的时候,”他挖苦道,“所有受过教育的人就能够写出优美的诗句了。”

  我拿起纸来看了看上面的中国字,惟一能看明白的就是上面的字是相当有序地排列着的。“您能不能说一下上面写的是什么?”

  “对不起,我不能。”他回答道,“你不能指望我背叛自己。还是请你的英国朋友帮这个忙吧。那些自以为了解中国的人实际上什么也不了解,但我想你至少会找到人向你解释一下这两首诗的大概意思。”

  我向他道了别,他则非常客气地一直送我上轿。后来我有机会遇到一位从事汉学研究的朋友,我请他把这两首诗翻译了出来。我不得不承认,每当我读到这两首诗,就不免想起和那位哲学家的会面。

  其中有一首诗是这样的:

  当初你不爱我/你的声音是那么甜美/你的眼里充满了笑意/你的双手纤细温柔//后来你爱上了我/你的声音变得苦涩/你的眼里充满了泪水/你的双手僵硬干涸//这是多么的令人悲伤/因为爱使你变得/不再可爱

字典词典西山读书声翻译西山读书声翻译【范文精选】西山读书声翻译【专家解析】南京周边自驾一日游南京周边自驾一日游【范文精选】南京周边自驾一日游【专家解析】山东综合素质招生山东综合素质招生【范文精选】山东综合素质招生【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