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景朱淑真_范文大全

即景朱淑真

【范文精选】即景朱淑真

【范文大全】即景朱淑真

【专家解析】即景朱淑真

【优秀范文】即景朱淑真

范文一:景物犹在朱颜改——李清照、朱淑真词作中的对比艺术 投稿:邵渞渟

21 0 0年 l 0月 

第2 4卷 第 5期 

新 乡学 院学报 ( 社会 科学版 )  

Ju o m ̄ o  ixagu i r ( oi c ne  dt n  f nin  nv s ScM S i cs io ) X e  e E i

0c . t201   0 V0 .   124 No.   5

●中国文学研究 

景 物 犹 在 朱 颜 改 

李清 照 、 淑 真词 作 中的对 比艺术  朱

龚 慧枫  

(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 , 广东 广州 5 02 ) 12 5 

要: 在佳作迭 出的宋代词坛 中, 李清照的《 漱玉词》 与朱 淑真的《 断肠词》 遥遥相对 , 并称 “ 双璧 ” 而且这两  ,

位女词人都偏爱使用对 比手法 。文章试从 两人词作 人手进行 研究 分析 , 发现她们 通过熟 练 自如 的“ 比” 对 手法运 

用, 使作 品在有 限的篇 幅内蕴涵 了更广 阔的生活 画面 , 寄寓 了更丰富的情感波澜 , 以此来表 达一种 “ 并 今不如昔” 的  唏嘘 , 这都是 由两位女词人生活 、 情感历程上的屡 遭变迁所 决定 的。   关键词 : 李清照 ; 淑真 ; 朱 词作 ; 比  对

中 图 分 类 号 :2 6 H 0  文献标志码 :  A 文 章 编 号 :64~33 (0 0 0 0 8 0   17 34 2 1 ) 5— 0 7— 3 收 稿 日期 :00— 7—0  21 0 9

作者简介 : 龚慧枫 , , 女 广东广州人 , 仲恺农业 工程学院助理研究 员。  

宋代词坛大家辈 出、 佳作纷呈 , 中, 其 李清照的《 漱玉词》  

与朱 淑真 的《 断肠词 》 宛如两株飘然 出世 的清丽奇葩 , 亭亭 玉  立, 堪称“ 双璧 ” 。此前 有关这 两位女词 人及其 词作 的研究 ,   大多偏重 于对艺术特色 、 思想内涵 、 作动机 的探讨 , 创 对修 辞 

手 法 运 用 的 比较 已是 不 多 , 眼 于对 比艺 术 的分 析 研 究 更 是  着

鲜见 。  

象的逐 步变化 , 同时也可 以感受到作者 在每个生命 阶段不 同 

的心情写照 。请 看表 1  。

《 如梦令》记 述 的 是 李 清 照 待 字 闺 中 时 的 明快 单 纯。   “ 尝记溪亭 日暮 , 醉不 知 归路 。兴 尽 晚 回舟 , 沉 误入 藕 花深  处 。争 渡 , 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虽是一首 小令 , 景象开  但 阔, 情辞酣畅 。当小舟 “ 误入藕 花深处 ” 她不但 没有 迷途  时,

的惊慌 , 反而兴致勃勃地又发现 了鸥鹭惊 起后生机 盎然的画 

对 比 的 表 现 

面: 天色 昏黑 , 已沉 醉 , 人 小舟误入 荷花 深处 , 在万籁俱 静又  辽阔的水 面上 , 然看 见一群水 鸟 , 猛 扑棱棱 , 飞四散 , 惊 惊悸  之余 又是多么欣 喜有趣 !  

自古悲秋之 作甚多 , 清照

选 择秋莲 作 为对象 , 中却  李 词 出人 意 料地 充盈 着欢 乐 的 情 绪 , 水 光 山色 ” “ 花 汀 草 ” “ 、蕴 以  及“ 眠沙鸥鹭”, 不使人感到可亲 、 无 可爱 、 可喜 , 莲子成熟 , 露  洗 花草 , 秋色诱人 , 连沙滩上 的鸥鹭 都像在赌 气 , 扭过头 去 ,   不愿 和词人道别 , 因为它是恨她离开得太早 , 不尽兴 。   少女 时期 的李清 照由于家庭 氛围的开 明宽松 , 个性 至为  真纯 , 当她嫁为 人妇 , 而 由于 志趣相投 , 伉俪 相得 , 婚后 的生  活也分外幸福 。   《 减字木兰花》 中区区 4 0余 字 , 勾勒 出一个 幸福少 妇  便 的形象 :卖花担上 , “ 买得 一枝 春欲放 。泪染轻 匀 , 犹带彤 霞  晓露痕 。怕郎猜道 , 面不 如花 面好。云鬓 斜簪 , 奴 徒要 教 郎  比并看 。 这种看似咄咄逼人 的撒娇 , ” 词人却 自信不会惹来对 

李清照和朱淑真均 出身世家 , 命的大半历 程都 囿于闺  生

阁楼 台, 加之 女性 特有 的细敏 心性 , 使得 她们往 往将 身边 的 

事 物 、 物 以及 自 身 作 为 创 作 对 象 , 季 候 风 物 , 日常 活  景 写 写

动, 写衣饰装扮 , 写瞬间感悟 , 因而在 创作过程 中运用到对 比  手法 时, 也就 自然将 之定为作 比对象。于是 , 当我们 研读《 漱 

玉词》 断肠词》 , 能 以小见 大 , 与《 时 便 由外及 里 , 自生活片 段 

见命运波澜 , 更可从作者观察外物角 度的前后变 化中探究其  今昔情感的变迁 。   ( ) 一 李清照词作 中的对比  李清照在诗 、 、 词 散文等领域都各有成 就 , 以词最为擅  但

长 。她的词可 以南 渡为界 , 为前后 两期 : 分 前期 指北宋 靖康 

之变以前 , 词作多写闺情 , 表现出多愁善感 的才思和情致 ; 后  期即南渡以后 , 词作 不再 局限 于个人爱 情 与离情 , 为感 时  转

伤事 , 悲今悼苦 , 咏物 自伤 。综 观《 漱玉词 》 中的对 比手 法运  用, 我们既能够看到作者从少女 到少 妇再 到老妇这一 自我形 

方腻烦 , 皆因她深信丈 夫对 自己有 深厚 的情意 , 一个 从物质  条件到精神世界都分外 富足 的美貌少妇形象顿 时跃然纸上 。  

8  7

李 清 照 词 作 中 的对 比 ( 1  表 )

对 比物  大 雁 

曾经  云中谁 寄锦书来?雁 字 回时 ,   月满两楼 。( 一剪梅》  《 )

曾经心绪  盼 望 

如今  雁过也 , 正伤 心 , 是 旧时 相  却 识 。( 声声慢》  《 )

如今心绪  失 望 

菊 花 

帘卷西风 , 比黄花瘦 。( 醉  人 《 花阴》   )

落 寞 

满地黄花堆积 。憔 悴损 , 如今  有谁堪摘?( 声

声慢》) 《  

怅 惘 

梅 花 

年年雪里 , 常插梅花 醉。( 清  《 平乐》   )

闲 适 

看取 晚 来 风 势 , 应 难 看 梅  故 花 。( 清平乐》  《 )

凄 苦 

妆 扮 

铺翠冠 儿 , 拈金 雪 柳 , 带 争  簇 济楚 。( 永遇乐》  《 ) 水光 山色 与人 亲 , 不尽 、 说 无 

欢 悦 

如今憔悴 , 鬟 霜鬓 , 见 夜  风 怕 间 出去。( 永遇乐》) 《   试灯 无 意 思 , 雪 没 心 情。 踏  

惆 怅 

游 玩 

欢 愉 

悲 苦 

穷好 。( 怨王孙》  《 )

泛 舟  轻解罗裳 , 独上兰舟 。( 一剪  《 梅》)   闲 适 

( 临江仙》  《 )

只恐双 溪舴 艋 舟, 不 动 、 载 许  多 愁 。 ( 武 陵 春 》  《 ) 哀 伤 

《 永遇乐》( 日熔 金 ) 画了一个 “ 今憔 悴 , 鬟霜  落 刻 如 风 鬓, 怕见夜间出去 ” 的老年妇人 , 在元宵 佳节追忆 自己“ 铺翠  冠儿 , 拈金 雪柳 , 带争济楚 ” 簇 出尽风头 的往 昔 , 如今虽 同  但 作品可了解到晚年李 清照 的情 态与心 境 : 易感 、 自卑 与寒彻 

心 扉 的孤 独 。  

( ) 淑 真 词作 中 的对 比  二 朱

朱 淑真 的词作可分为无忧 的少 女时期 、 婚后 的从宦 时期  与孤独 的少妇时期 。事实上 , 除却 出阁前快 乐无忧 的青 葱岁 

是“ 冠盖满京华 ” 的佳节盛 日, 只有“ 却 斯人独憔悴” 。从 这篇  月以及 与情人私会时的短暂时光 , 的一 生都受到感情 的折  她 磨, 几无亮色可言 , 这便 使得她 的作 品满溢 出一股 哀凄 的情 

感, 而对 比手法的娴熟运 用 , 对词人抒 发愁 绪起 到 了推 波  更 助澜的作用 。请看表 2  。

朱 淑 真 词 作 中的 对 比( 2  表 )

对比物 

曾经  闹蛾雪柳添 装束 , 烛龙火 树竞 

曾经心绪 

如今  此情谁 见 , 洗 残妆 无 一 半。 泪  

如今心绪 

妆 扮 

争逐 。( 忆秦娥》  《 )

热 爱装 扮 , 悦 己者  ( 减字木兰花 ・ 为 《 春怨》)  

与爱人 分 离 ,  

年年 玉 镜 台 , 蕊 宫 妆 困。 容  梅   ( 生查子》  《 ) 衣 着  春巷天桃 吐绛英 , 春农初 试薄  闲适  罗轻 。( 浣溪沙 ・ 《 清明》)  

携 手 藕 花 湖 上路 ,一 霎 黄 梅 细  缠 绵 恩 爱 的欢 乐 

最是 分 携 时 候 , 来 懒 傍 妆  无心装扮 。 归   台。( 清平乐 ・ 日游湖》   《 夏 ) 玉减 翠 裙 交 , 怯 罗 衣 薄。 苦闷  病   ( 生查子》  《 )

独 行 独 坐 , 唱 独 酬 还 独 卧 。 形 单 影 只 的  独  

出 行 

雨 。( 清平乐 ・ 日游湖》) 《 夏   盼 望 

( 减字木兰花 ・ 《 春怨》)  

凄苦 

缱绻 临 歧 嘱 咐,

年 早 到 梅  盼望离人在 外早 归早  今岁 未 还 家 , 见 江 南 信。 “ ”之极 致  来 怕   盼

梢 。( 清平乐》   《 )

景 致 

来信 

( 生查子》  《 )

到了“   怕”

绿 杨 影 里 , 棠 亭 畔 , 杏 梢  轻 快  海 红

拟 欲 留 连 计 无 及 , 野 烟 愁 露  黯 淡  绿

头。( HJ 媚》   《IL )  ̄

度元 宵  月 上 柳 梢 头 , 约 黄 昏 后 。 甜 蜜  人  

泣。( 清平乐》  《 )

不 见 去 年 人 , 湿 春 衫 袖 。 失 落  泪  

( 生查子》  《 )

( 生查子》  《 )

朱淑真出生于朱 门绣户 , 接受 了较为高深 的教育 , 尽管  不像李清照 那样才 华被 欣 赏、 被爱 护 , 但锦 衣玉 食 , 花年  如 华, 加上尚未有情感 的羁绊 , 这段 丰沛 的岁月里 朱淑真 无疑 

是无 忧 无 虑 的 。  

动。可叹的是 , 这种 “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的抗争一 开始便 注  定失败 。短暂的缠绵恩爱 时光 过后 , 如果说 “ 此情谁见 , 泪洗 

残妆无一半 ” 《 ( 减字木兰花 ・ 春怨》 ,最是 分携时候 , )“ 归来 

懒傍妆 台” 《 ( 清平乐 ・ 日游湖》 是她 的浅 浅低 吟 , 夏 ) 诉说 与  情人别离 时揪 心挂念 、 无心装扮 的情绪 , 么“ 岁未还家 , 那 今   在《 断肠词》 中我们 可以读到这样 的记录 : 春巷天 桃 吐  “ 怕见江南信 ” 《 ( 生查子》 , 中的一 个 “ ” , )此 怕 字 则把思妇 细  绛英 , 春衣初试 薄罗 轻。 《 ”( 浣溪 沙 ・ 明》 还 有 “ 杨影  清 ) 绿 刻画得 淋漓尽致 。而到 了“ 独  里, 海棠亭畔 , 红杏梢头” 《 L ) ( NJ 媚》 。春暖花开 的 日子 , 可  腻微妙 的矛盾 心理婉 曲传 出, 独唱独酬还独 卧” 《 字木 兰花 ・ (减 春怨 》 , ) 两句 之  以随心所欲 地换上 质地 精 良的春 衣 , 随心 所欲 地在 庭 院游  行独坐 , 玩, 主人公 的生活是何等闲适 , 她的心情是何等轻快 。   可敬 的是 , 在那个封 建礼 教森严 的时代 , 淑真大 胆追  朱 求 自由 自主的爱情 , 对命 运进行 了勇敢 的抗 争和挑 战…  。  

《 平乐 ・ 日游 湖 》 所 写 的 “ 手 藕 花 湖 上 路 , 霎 黄 梅  清 夏 中 携 一 细 雨 。娇 痴 不 怕 人猜 , 衣 睡倒 人 怀 ” 便 是 她 采 取 的实 际行  和 ,

8  8

中连用 五个 “ ” , 独 字 将女主人公形单影只 的凄苦表现无遗 。  

二 、 生 的 原 因  产

与古代绝大多数成功的作 家一样 , 李清 照和朱 淑真 的创 

作 是 源 于她 们 的 个 人 经 历 , 且 或 多 或 少 地 带 有 时 代 的 印  并

记, 这前两者形成 了她们 的创作 动机 , 之

女 性作 家特 有 的  兼 细腻敏感 和独特 表达 , 便造 就 了堪称 “ 双璧 ” 漱玉 词》 的《 与  《 断肠词》  。

( )个 人 经 历  一

三 、 比的 异 同 与 意 义  对 ( )相 同之 处  一

李清照与朱淑真 都成 长 于优渥 之家 , 天 资聪颖 , 均 富足  的家庭条件又使她们得 以接受 良好高深 的教育 , 这是 同时代  女子可望而不可 即的。随着生命 历程 的变 化 , 又同在后 期备  尝失望乃至绝望 的滋 味 , 处境与心境 都 日益 悲凉 。如果说 她  们前期 的词作是 运用才 学将 自己的幸福 片段 记录起 来 以供  时时玩赏 , 那么她们后期的词作 , 那些今昔 生活 、 情感 的比照  篇章 , 是她们在运用 自己最为熟悉 也是最为擅 长的对 比手  则

法 , 唱 着 “ 不 如 昔 ”、物 是 人 非 ” 吟 今 “ 的人 生 悲 歌 。   ( )不 同之 处  二

这 是最 主要 的原 因。李清 照与朱 淑真 的词作 都具 有较  为明显 的阶段性 特征 , 充分显示 出外部环境 的转变对 于两位  女词人 心理情感 以及 文学创作 的直接影响。   李 清照的父 亲是礼部 员外 郎 , 亲是状 元 的孙 女儿 , 母 颇  识诗 书。李清照成 年后 嫁给 太学 生赵 明诚 , 们年 龄相 仿 , 他  

志趣 相 投 , 赵 明诚 尤 为 钦 佩 妻 子 的 才 情 , 而 两 人 情 爱 甚  且 故 笃 。到 了 12 17年 , 着 金 人 铁 骑 南 下 , 清 照 平 静 安 稳 的生  随 李

活被靖康之难打 断了 , 夫妻二人抛 下了历年来 收集 的金石 书  画, 匆匆逃亡南方 , 而开始 了颠 沛流 离 的下半 生 。因为历  从 经国破 、 家亡 、 夫死 和 自身 漂泊无 依 , 渡 以后 李清照 的心境  南 与词境 发生 了重 大变 化 , 再局 限于 个人 爱情 与离情 , 不 而是  侧 重于写不 幸的人生 际遇 , 这是 一种 孤寂 悲凉 的生 活倾 诉 ,  

虽 然仍 旧是 个 人 的 、 性 的 , 蕴 涵 着 深 沉 的 家 国 之 恨 与 饱  私 但

是婚姻家庭 生活 的不 同。李清 照拥 有 开明宽 松 的家 

庭氛 围, 父母 极其爱惜女儿的不凡才 气 , 且处处 着力培养 。 并   嫁赵 明诚为妻后 , 又得 到丈 夫心悦 诚服 的钦 佩 与爱护 , 后  婚

的李清照正是 因为丈夫 的尊 重与理解 , 乃能卓 然成 家。朱 淑 

真的婚姻为父母包 办 , 嫁 非人 , 所 因此 一 生 都 受 到 感 情 的 折 

经忧患 的深切感 受 。她 词作 中不 断出现 离乱后 的悲凉 凄苦  和早年 的幸福满 足之 间的惨痛 对 比, 正是词人 情感历程 的真  实写照 , 也是时代苦难的缩影 。   号 为“ 幽栖居士” 的朱淑 真 , 白幼便 显 出不凡 的才情 , 容 

色清丽 , 罕有 比者 , 说在 当时可 称 为才貌 双全 的女 子 。可  据 惜 , ( 淑真) “朱 早岁不幸 , 父母失 审 , 不能择伉俪 , 乃嫁 为市井  民家妻 。一生抑郁不 得志 , 故诗 中多有忧 愁怨恨 之语 ” 《 ( 断  肠集 ・ ) 序》 。朱淑真在 爱情 、 姻生活 的不顺 遂 , 婚 正是 其词 

作 偏 向 闺怨 之 主 因 , 她 自号 为 “ 从 幽栖 居 士 ” 就 可 以 了 解 她  ,

磨, 她的词作 流露出来 的也是没有爱情 基础 的婚 姻所 引发 的 

忧愁怨嗟 、 独寂寞。 孤  

二是词作 内涵 的不 同。李清 照 的作 品在前 后期 变化 中  有着“ 与愁 ” “ 与愁 ” 欢 、愁 的区别 , 前期词 作 中的愁绪是缠 绵  的, 单一 的 , 伤春 的 , 没有 令 人窒 息 , 但 缠绵 而不 沉重 。后 期  词作 中的愁绪则转 为深 重 , 乐之 词再 也不 见 , 欢 只剩 一片 愁 

绪 , 人 有沉 重 的 窒 息 感 , 且 词 人 在 对 自身 的 哀 叹 中不 自 令 而   觉地也哀叹 了 国家 , 破 、 散 与 国亡 之恨 复 杂地 交织 着 。 家 人   朱 淑 真 词 作 中 的愁 恨 表 层 上 似 乎 与 五 代 北 宋 词 中 的 闺 怨 没 

的苦闷与抑郁 。“ 幽怨” 是朱淑真生命历程 的主调 , 也是她词  作 的主调 , 从少女时期的怀春之愁 , 到初婚 时期 的苦 闷之 愁 ,   再 到追求理想爱 情不 遂之愁 , 到最 后 因绝 望抑 郁 而终 , 直 一  个 “ 字贯穿 了她 的一生 。朱 淑真 为数不 少 的作 品 中出现  愁”

了 她跟 情 人 私 会 时缠 绵 甜 蜜 的 片 段 , 她 抗 争 封 建 婚 姻 终 告  与

有多大 区别 , 深层里 却是 她 自我 独特 的生命 体 验 , 但 是一 位  孤立无援地与不 幸婚姻 乃至 整个封 建制 度抗争 的才 女心 灵 

深处 的呐喊和呻吟 , 幽 怨” 字贯 穿其作 品之 中 , 是私 人  “ 二 虽

化的 , 但也是那个 时代 鲜见的。  

四、 结语  

失败后 漫长且孤绝痛苦 的生活状态之 问的相互 比较 , 暂 的  短 温暖明亮 和冗长 的灰 暗冷 涩 , 日的甜蜜欢乐 和今 日的凄苦  昔 无助, 是令词人心碎神伤 的情感历程记录 。  

( )创 作 动 机  二

雕 栏 玉 砌 应 犹 在 , 是 朱颜 改 ; 时 天 气 旧 时 衣 , 有 情  只 旧 只 怀 不 似 旧家 时 !李 清 照 与 朱 淑 真 这 两 位 闺 门 罕 见 、 怨 终 老  幽

的奇女子 , 以她们 独特 的经历 和敏 锐 的艺术感 受 , 以对 比手  法的绝妙运用 , 使作 品在有 限的篇幅 内蕴 涵了更广 阔 的生 活  画面 , 寄寓了更 丰富的情感 波澜 , 写下 了独具 特色 的词作 , 抒  发“ 物是人非 ” “ 不如昔” 、今 的唏嘘 。我们可 以通过她

们的词 

作 体 味 她 们 的 震 颤 与 沉 静 , 烈 与 孤 寂 , 悟 一 代 才 女 绝 对  热 领

而纯粹的爱恋 。  

囿于女性 的身份 , 李清照与朱 淑真 的活动 范围始终 受到  局限, 使得她们 只 能将 身边 的 事物 以及 自身作 为 写作 的对  象, 因此她们的创作 动机也 和绝 大多数 的男 性作 家不 同 , 没 

有 世 俗 的功 利 , 有 仕 途 的 要 求 , 只 是 纯 然 出 于 内 在 的 A 没 而  

我情感宣泄 自我成长记 录的需要 。   生命历程 的前后不 同 , 在作品 中表 现为前后 阶段 的具体  变化 ; 而情感历程 中的悲喜 变迁 , 在作 品中就 自然 表现 为今 

昔 的情 感 波 澜 。  

[参

献 ]  

[ ]莫砺锋 , 1 黄天骥 . 中国文学史 ( 3卷 ) M] 第 [ .北京 : 高等 

教 育 出版 社 ,9 9 18 19 :2 .  

[ 责任 编辑

郭庆 林 ]  

8  9

范文二:朱淑真诗词 投稿:龚廡廢

朱淑真(约1135~约1180),号幽栖居士,宋朝词人,亦为唐宋以来留存作品最丰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余生平不可考,素无定论。相传为浙江人,生于仕宦之家。夫为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睦,终致其抑郁真过世后,父母将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现存《断肠诗集》、《断肠词》传世,为劫后余篇。

朱淑真的诗词代表作品:

《秋夜》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夜久无眠秋气清,烛花频剪欲三更。

铺床凉满梧桐月,月在梧桐缺处明。

【译文】

夜晚辗转反侧难已入睡,秋天的晚上夜气清凉,剪了很多次烛花了马上就到了三更天了,窗外梧桐树缝的月影酒在冰凉的床席上,而从梧桐缝里看上去的月亮在依然是那么明亮。

《眼儿媚》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减字木兰花·春怨》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自责》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女子弄文诚可罪,那堪咏月更吟风。

磨穿铁砚非吾事,绣折金针却有功。

《谒金门·春半》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翻译】

春光已匆匆过去了一半,目光所及,繁花凋落,春天将要逝去。整日斜倚栏杆,徘徊眺望,伤春逝去的愁怨天也无法帮助摆脱。风和日暖,在这么好的春光,独自倚靠斜栏旁,还不如那双双对对的莺燕。院里落满了残花在屋里,不忍看到春天逝去的景象。芳草漫漫到天边,思恋的人远在天边处,令人悲肠欲断。

《江城子·赏春》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夤缘。水云间,俏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鹧鸪天》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独倚阑干昼日长,纷纷蜂蝶斗轻狂。一天飞絮东风恶,满路桃花春水香。

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与海棠。

《鹊桥仙·七夕》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巧云妆晚,西风罢暑,小雨翻空月坠。牵牛织女几经秋,尚多少、离肠恨泪。

微凉入袂,幽欢生座,********满意。何如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

《断肠迷》作者是宋代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下楼来,金钱卜落; 问苍天,人在何方?

恨王孙,一直去了; 詈冤家,言去难留。

悔当初,吾错失口; 有上交,无下交;

皂白何须问?分开不用刀;

从今莫把仇人靠;千里相思一撇消。

《菩萨蛮·山亭水榭秋方半》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朱淑真。其古诗全文如下: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愁闷一番新,双蛾只旧颦。

起来临绣户,时有疏萤度。多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

【译文】

远处山上的小亭依稀可见,近处水上的楼台尽入眼底。一个人躺在帷帐之中,无人相伴。双眉上还是旧愁,愁。

转身起来,坐在窗前,眼前不时有流萤飞过。抬着望着天空一轮明月,想必是明月也怜惜我的忧愁,不忍变

范文三:朱淑真小考 投稿:萧擨擩

我 叫张 × ×,是 5月 1 日 2 0 0位 参 加 责 公 司行 政  秘 书职位 面试者 中的 第五位 ,我来 自×X职 业技 术学 

院 商务 秘 书专 业 。  

型人 才 。  

再 次 感谢 您的 阅读 。  

此致 

感谢贵公 司给 了我一次面试的机会 ,感谢 您给 了   我 一 次与 您 交谈 的愉 快 的 经 历 。 这 次 面试 ,开 阔 了我 

的视 野 ,增 长 了我 的 见 识 ,也 相信 您 对 我 各 方 面综 合 

敬 礼 

张 × × 敬 上   

2 0 年 5月 1 日 08 2  

能 力的肯定 ,一定能够增强我 的竞争优 势,让我在求 

职 的路 上 更 加 坚 定 自己的 信 心 。 这 次 面试 ,我 更 加 深 

刻地理解 了贵公 司的企业文化 和管理方式。我十分欣  赏贵公 司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方式 ,我也相信 自己的专  业 知 识 、专 业技 能 、 实 习经历 和 综 合 素 养 能 够使 自 己   胜 任行 政 秘 书 的 职位 。 真诚 期 望有 机 会 成 为 贵 公 司的  员,为贵公 司的发展 贡献一份 力量。如 蒙不弃 ,惠 

这份求职感谢信 的结构 内容完整规范。注意标题  不写作 “ 求职感谢信 ” ,而写作 “ 谢信 ” 感 ,当然也可  以省略不写。称谓写给具体 的某人 ,而不写成 “ 尊敬  的领导”这样 的泛称 。正文第一 自然段简洁介绍 自己   的身份 ,注意 其 中 “ 5月 2 0日” “0位 ” “ 五  、 2 、 第

位 ” 行 政 秘 书职 位 ” 这 样 几 个 细 节 的 表 述 ,给人 一  、“ 种认 真 、细致 、用心的感觉 ,这恰恰是秘 书所需要 的  品质 。第二 自然段表达感谢 ,谦虚 中彰显 自信 ,期 待  中不 失稳重 ,以及第三 自然段适 当地展示 自己的职业  意识 ,都能给人 留下 良好 的印象 。最后的 “ 再次感谢  您的 阅读 ”也颇 有几 分 专业 的味 道。问候 语 、祝颂  语 、落款也齐备而规范 。   ( 者 单 位 :辽 宁 广播 电视 大 学 ) 作  

※  ※  ※ 

予 录 用 ,必将 竭 尽 才 智 !  

当然 ,我也 深知 ,如我者甚众 ,胜我者 恒 多。无  论 这 次 我是 否 能被 贵公 司 录 用 ,我 都 坚信 ,选择 责公   司是 明 智之 举 。 无论 今 后 我 会 在 哪 里 工 作 ,我 都 将 尽  

心尽 力做一位具 有强烈责任感 、与单位 荣辱与共 的员   工 ,一位积极进取 、脚踏 实地而又具有创新 意识 的新 

来 /淑 真 考    

才 国 贤 

俞 平 伯 《 宋 词 选 释 》 第 17页 载 : “ 淑 真 号  唐 4 朱 幽栖居 士 ,钱 塘 人 ,有 《 断肠 词 》 。传 为朱 熹 侄女 ,   又说与曾布妻魏夫人为词友 ,两说 时代不合 ,未知孰  是 。 ( 民 文 学 出 版 社 ,20

” 人 05年 8月 第 2版 ) 笔 者  。 从 两 说 探讨 之 。   朱淑真是朱 熹的 侄女 吗?朱熹 (1O 10 )南  13一 2o 宋 哲 学 家 、文学 家 。字 元 晦 ,一 字 仲 晦 。号 晦 庵 ,别  号紫阳 ,晚号 晦翁 ,婺源 ( 江西婺源县 )人 。朱 淑真  南宋女作家 ,钱塘 ( 浙 江杭州 )人 ,一 说海 宁人 。 今   她才貌 出众 ,工 书善 画 ,通音律 ,能 诗,尤 以词称 。   朱淑真不是朱熹的垤女其理 由是 :两人 籍贯不同 ,朱  淑真是浙江人 ,朱黑 是江西人 。据 《 四库 全 书总 目》   19 : “ ( 9卷 考 朱熹 )年谱世 系 ,亦 别无 兄 弟著籍 海  宁。疑依 附盛 名之 词 ,未必 确也 。 ”李 清 照 (0 4 18一  约 15 )南宋杰 出女 词人 ,别号 易安 居士 ,济 南人 。 11   朱淑真的作 品深 受李 清照 的影 响,如朱 淑真 《 家嫂  得 书》云 :“ 添得情怀无 是处 ,非干病酒 与悲秋。 ”李 清  照 《 凤凰 台上忆吹箫》 中 “ 新来瘦 。非干病酒 。不是  悲秋。 ”两相对照 ,何其 相似。这说 明朱 淑真 成名 当  在李清照之后 。朱淑真 《 谒金门 ・ 春半 》词 ,《 白雨斋  词话》对此词评 日:“ 春 已半 ’等篇殊 不让和凝 、李  ‘ 殉辈 ,惟骨韵不高 ,可称小品。 ”朱 淑真 《 清平 乐 ・ 恼 

烟撩露》词 ,《 莲子居词话》卷二予 以高度赞扬 :“ 易  安 ‘ 眼波才动被人 猜 ’ ,矜持 得妙 ;淑真 ‘ 痴不怕  娇 人猜 ’ ,放诞得妙 。均善于 言情 。 ”魏仲恭在 《 朱淑真  断肠诗词序》 中评价 其词 为 “ 清新 婉丽 ,蓄思 含情 ,   能道人意 中事 ,岂泛泛 所能 及。 ”朱 淑真有 的诗能反  映农 民痛苦生活。如 《 苦热 闻田夫语有 感》 。朱 淑真  的 作 品 与 李 清 照 的作 品 相 比并 不 逊 色 ,其 才 情 完 全 可  与同时 代 的李 清 照 相 媲 美。朱 熹 《 庵 说 诗》说 : 晦   “ 本朝妇人能词者 ,唯李易安 、魏夫人二人而 已。 ”如  前所述 ,有的词论 家对朱 淑真 的作品予 以高度评 价 ,   而 身 为 叔 父 朱 熹对 其 侄 女朱 淑 真 的作 品 岂能 只字 未 提  呢?可见朱淑真并不是朱 熹的侄女 。   俞平伯先生说 :“ 朱淑真)与曾布妻魏夫人为词  ( 友。 ”此 说 不 确 。 曾 布 ( 06 10 ) 字 子 宣 , 曾 巩  13- 1 7 弟 ,南丰 ( 属江西 )人 。历知制诰翰林学士兼三司  今 使 。 曾 布 之 妻 魏 夫 人 (  1 l0 ) 13 ,襄 阳 ( 湖 北  今 襄樊市)人 ,文学家魏泰之姊 ,封鲁 国夫人。《 辞海》   主张朱淑真 “ 南宋 初年 时在世 ” 。而今学术 界绝 大

多  数学 者认 为朱 淑真南宋 中期在 世。魏夫人是 北宋人 ,   而朱淑真是南宋人 ,魏 、朱 二人何谈是词友呢?   魏仲恭 在 《 断肠 集 序》 中说 :朱 淑真 “ 岁 不  早 幸 ,父母 失审 ,不能择伉俪 ,乃嫁为市井 民家妻 ,一  生 抑 郁 不 得 志 ,故 诗 中 多 有 忧 愁 怨 恨 之 语 。 ”朱 淑 真  的婚姻是不幸的 ,她敢 于向不幸 的婚姻抗争 ,并为此  付出 了沉重的代价。 “ 哭损双 眸断尽 肠” “ , 悒悒 抱恨 

而终 ” 。遗体被火化 ,其 作 品被娘家人 焚烧 。值 得庆  幸 的是 ,朱 淑真遇到一个铁杆追星族——魏仲恭。是  他根据 时人 传 唱 的诗 词 ,辑 录 为诗集 《 肠集 》二  断 卷 ,词 集 《 肠词 》一 卷传 世。魏 仲恭 可谓 功莫 大  断 焉 ,才使得女词人朱 淑真 的名字载人 中国文学史册。  

( 者单 位 :辽 宁 北 镇 市二 中) 作  

2  9

范文四:论朱淑真咏秋景作品中的女性抒情形象 投稿:邵绪绫

第 2 0卷

第 2期 

牡 丹江 大学 学报 

J u n 1 o  M d n i n  U v r iy o r a   f u a j a g ni e s t  

V .  No   o1 20 .2

2 1 年 2月 01  

F b  20 1 e. 1 

文 章 编 号 : 10 .7 7 ( 0 I 20 4 .2 0 88 1 2 1 )0 —0 90 

论 朱淑 真咏秋景作 品 中的女性 抒情形象 

魏 玉 莲 

平 顶 山 4 70   60 2) ( 顶 山学 院师 范教 育学 院 ,河南 平

要 :朱淑真咏秋 景作 品 中主要塑造 了两类女性抒情形 象。一 个愁肠百结的 悲情女 形象 ;一个秉性 刖强的烈 

女形 象。愁 与愤 的主流情感的 交织与喷发彰显抒情主体人 生的悲辛。  

关键词 :朱淑真 ;咏秋 景作品 ;女 性 ;抒情形 象;悲愁 

中 图分 类 号 :10 . 文 献 标 识 码 :A 2 72  

朱淑真 ,号幽栖居士 ,宋 代创作颇 丰的一位才女 。   南宋 的魏 仲恭按 春夏 秋冬 四季为序 对其 诗进 行辑 录编  排 ,名 日 《 断肠集 》 o今人张璋 、黄畲校注 《 淑真集 》 朱  

境在 空房 、残灯 、秋雨等渲染下更显悲苦 。男性作家所 

代 言的女性抒情形 象都 以秋 季物候特征的 审美客体来诉 

说忧伤情 怀 ,如雨 打梧 桐芭蕉 、蛩吟 、砧声 、 荷枯 苇、 败  

其诗 3 7首 ,词 3 3 3首 ,其中约 7 O首有关秋 景的诗篇 。  

西风 等来烘托 悲情 ,而且相关的情态也有流泪 、无寐等  症状 ,时间主要也定格 在黄 昏和夜晚 ,基调主要也是缠  绵哀怨 。男性诗人从女 性复杂内心的揣摩到外在形貌表  征 的把握 、再 到凄凉秋 色与情感基调熔铸都可谓成功。  

从 先秦开始 “ 男悲秋 , 女伤春 ”已成 为一 种 中国传统文 

学 的固定模式。 正如孔颖达所 云 : 春则女悲 , “ 秋则士 悲 ,  

感其 万物之化。… …故所 以悲也 。 然 而 , 文心雕龙 ・ ” 《 明  诗篇 》又云 :“ 禀七情 ,应物斯感 。感物 吟志 ,莫非 自 人  

然。 ”女诗人也 以卓越 的才华伸 向 “ 士悲秋”的领域 以实  现对 自身情感的 自我关照 。宋代著名 的女词 家李 清照的  悲秋 词超 过了其词总数 的五分之一 。另一 位女诗人朱 淑  真则 以 自我真实心灵体验 的再现颠覆 了 “ 士悲秋 ”的传 

然而男性作 品中的抒情 形象 与作者毕竟处于一种分 

离 的状态 ,因而塑造人 物往 往具有类 型化特征 ,这样造  成男性作家代 言悲秋 的女 子身份很难 打破类型化框架的 

拘 囿而缺乏多样性 。比如男 性作家代言的弃妇 习惯是特  殊身份 的宫女或妃子 。而代 言的思妇 往往是游

子或征人  的妻子 。 当然这一方面是沿袭 司马相如 《 门赋 》 《 长 和 诗  经・ 君子 于役 》所 开启宫怨 相思 文化 范式 ;另一方面男 

女有别 的客观存在使得男性模拟 女子 口吻抒 悲秋之情很  难开拓新领域而具有鲜 明的特色。但 朱淑真改变男性一  般泛化性形象 的勾勒 ,以其 独特情感 经历使得作 品中的 

统模式 ,开拓 出一个男性文本 中想象性经验相似 而又迥 

然有异 的现实女性情感空间 。  

夕 阳 楼 上 望 ,独 倚 泪 偷 流 

在 中华 传 统 文 化 语 境 下 “ 悲 秋 ” 主 要 遵 循 两种 固  士

定 的文化 审美范式。一种随宋玉 《 九辩 》 悲哉秋之 为  :“ 气也 !萧瑟兮 草木摇落而变衰 ”的一声哀叹 而开启 。在 

抒情形象抛却妃嫔 的独特身 份回归生活常态 ,从而具有  鲜明 的个性特点 。如 《 日偶成 》 初合 双鬟 学画眉 , 秋 :“  

凄凉 的秋景 中纠结着抒情主体登山I 水的送别之情 、羁  I 缶

旅孤独之恨 、贫士失 意之悲。自此 ,“ 士悲秋 ”便 已经成  为 中华 民族 固有的心理定势和情感反映。而另一种 “ 士 

未知心事属他谁?待将满抱 中秋月 , 分付萧郎万首诗 。 ”  

刚达 出嫁之龄 的少女 腈思在秋 日突然 萌生 :憧憬着在风  姿绰约的 中秋 圆月下与夫君 赏文论诗 。一个活泼大胆 的 

悲秋 ” 式便是 “ 子作闺音” 即男性作家经过性别 的  模 男 ,

置换 和移情 以女性 代言人 自诩而表达悲秋 的情愫 。如曹  丕 《 燕歌行 》 秋 风萧瑟天气凉 ,草木摇落露为霜 。群  :“

少女形象呼之欲 出,她摈弃传统婚姻 以家族利益为先 的 

陈规而追求男女双方精神 的契合 为标准 的爱情 。在萧瑟 

的秋天却能 出现如此具有女儿情态 的欢悦形象在男性代  言的悲秋诗里几乎没有 ,因为在传统语境下萧瑟秋天与  忧伤基调才契合 。尽管李 白 《 阶怨 》“ 玉 玲珑望秋月 ”的  宫女 同样可爱 ,但在空灵剔透月色里却充溢冷寂无人的 

悲哀 。  

燕辞归雁南翔 ,念君客游思断肠。 ……”草木摇落 的秋 

天寂寞难耐 的女 主人 公愁肠百结 ,因相思而泪下沾衣 。   又如 白居易 《 上阳 白发人 》 宿空房 ,秋夜长 ,夜长无  :“

寐天不 明。耿耿残 灯背壁影 ,萧萧暗雨打窗声 。 6岁  ”1 入宫而今 白发 满头 6 O岁宫女却未 见君 王一 面 , 凉的心  凄

收 稿 日期 :2 1—82  0 00 .5 作 者简介:魏玉莲 (9 8 ) 17 一 ,女 ,重庆万州 人,平顶山学院师范教育学院讲师 ,文学硕士 ,研 究方 向:古 

代文学 。 4  9

不过 ,纵观朱淑真咏

秋景之作 ,浓愁深恨几 乎湮没 

了 微弱 的一 丝 光 亮 。 她 笔 下 的抒 情 形 象 淤 积 悲情 明显 比  男 子为 女 性 代 言 情感 更 为 深刻 浓 烈 。 秋 夜 有 感 》 “ 损   《 :哭

现,无有知音之痛 ,夫妻不和谐之恨 ,如珠 玑般散落于  血泪写成的诗词 中。朱淑真在万木凋零 的秋 季找到 了生 

命 悲 情 呈 露 最 为恰 当 的抒 情 方 式 ,肆 意倾 泻 在生 存 困 境 

双眸断尽肠 , 怕黄 昏后到黄 昏。 ”哭损双眸、哭断肝肠使  得宣泄个体悲苦情状 达到极致 。“ 桃花脸上汪汪泪 , 到  忍

的焦灼状态下侵入骨髓的痛 ,一个 愁肠 百结 的悲情女性 

形象昭然若现。  

更 深枕上流” 《 ( 新秋 》 , 夕 阳楼上望 , )“ 独倚泪偷流” 《 ( 秋  楼 晚望 》。滂沱泪水 已经 足以折射 内心的哀恸 ,然而 泪  ) 还要 “ 忍”和 “ 偷流” ,深哀 巨痛被压抑 、隐忍直到无人  察觉而在独 自隐秘空间才能肆意倾泻。朱 淑真咏秋景作 

品中 “ 断肠 ”二 字出现频率异常高。如 “ 断谁家捣衣  肠

二、宁可报 香枝上老 ,不随黄叶舞秋风 

男权社会彻底剥离两性婚姻 中女性 的主动性要素而  刻意定制女性不可悖逆的依 附性地位 ,婚姻轴心完全掌 

控在男性手 中。于是处于社会 弱势群体 的女性面临被抛  弃 ,众多女子面对不幸的婚姻 唯一 的选择便是沉默忍受  或顺从。因为在封建社会 隐忍 、顺从被看作女性的传统 

砧”《 ( 长宵 》,“ ) 针线懒拈肠 自断 ” 《 ( 闷怀二首 》其一 ) ,   “ 点点声声有断肠 ”( 闷怀二首 》其二 ) 自是断肠听  《 ,“ 不得 ,非干吹出断肠声 ”( 《中秋闻笛 》。任何声响都能  )

刺激敏感纤弱的神经 而肝肠寸断。她也借助秋雨意象来  渲染无 以复加 的内心苦痛 。如 《 秋夜闻雨三首 》其一 :   “ 似箭撩风穿 帐幕 , 如倾凉雨咽更筹 。 冷怀欹枕人无寐 ,  

铁 石 肝 肠 也 泪流 。秋 风 以凌 厉 之 势 撩拨 帐 幔 , 雨 滂 沱 。 ” 秋  

美德。如 “ 妇人 , 于人者也”( 礼记 ・ 伏 < 大戴 > ;“ ) 夫者  扶也 ,以道扶接 ,妇 者服也 ,以礼屈服”( 《白虎通 > o )   唐若昭 《 女论语 ・ 事夫 > 夫若发怒 ,不可生嗔 ;退身  :“

相让 , 忍气吞声。 ”然而在文学史上不乏具有 秉性 刚烈 的  女子形象 。汉乐府 《 有所思 》在 “ 秋风肃肃晨风咫”时 。   “ 闻君有他心” 将所赠璋瑁簪 “ 拉杂摧烧之” 而且言 “ 。 从 

在 “ 铁石肝肠流泪”不合理情境预设彰显悲情所具有吹  刚化柔特异功效 ,并 由此触摸主体内心沉重的凄凉。尽 

今以往

,勿复相思 ” ,何等干脆 。< 孔雀东南飞 >中刘兰 

芝 在表 面从容镇定接受遗弃命运的同时却以殉情 的惨烈  方式诉说 内心的强烈愤怒 。而朱淑真在咏秋 景作 品中秉  承这种倔强的姿态突破男权文化的牢笼而敢于用手 中的  笔作武器进行含 着恨 和泪地呐喊和斗争 。   幸福情感的跌落 和强烈的女性主体意识 驱使她淤积  内心的悲愤凝结成反传统 的颠覆性力量。在 凌厉秋色刺  激下如熔岩般爆发 ,一个秉性刚烈的抒 情形 象被重塑。  

管朱淑真与男性诗人选择秋季为背景泄导悲愁相似 ,然 

而个体情态 丰富性与心理复杂性共 同构筑的情感真实与  厚重却是男性诗人无法超越的。   与男性代言相 比,朱淑真萧瑟秋天悲愁缘由也有其  独特性。男性为女子代言从表层看 的确展露对处于附属  地位的不幸女性 的深切同情 ,更为深层原因是 “ 多情的 

文人们在封建社会里大多郁郁不得 志,而作为弱势群体  的女性也恰恰象征 了她们在政治舞 台上 的地位。 借思妇 、   弃妇 、失宠 的妃嫔来寄托 自己的情感 ,借他人酒杯浇胸 

中块垒 ,所写诗句 中 自然融含着失欢妇女 、失志臣下的 

如 《 日述怀 ) 妇人虽软眼 ,泪不等 闲流。我 因无好  秋 :“

况, 挥断五湖秋 。 摈弃妇人面对不幸人 生惯 常以流泪柔  ”

弱示人 的特征 , 我 ”以铿锵有力的言辞表明 自己意志坚  “

强。 朱淑真也 以托物言志方式表达 自己在逆境 中的坚韧 。   恶 劣的环境使得许多花木都在秋天已变得独 剩干枯的枝  桠或彻底灭亡 ,而菊花和桂花仍然保持 着 自己俊拔 的风  姿 。 礼记 ・ 《 月令 》记载 :“ 季秋之月 , ( ) 鞠 菊 有黄华”  。 明俞大猷 《 日山行 》曾云 :“ 秋 一从陶令平章后 ,千古高 

双重怨情 。 可 见 ,从本质上说 ,与宋玉 《 ”“ 九辩 》开启 

的 “ 士悲秋”模式可谓殊途同归 ,剥离 “ 作闺音”外衣  而呈露 的是男性怀才不遇的生命 内核 。而朱淑真笔下悲  苦抒情形象 的塑造却与独特情感经历有关。其 一 ,独居  的生命存在形式堆积浓愁 深恨 。“ 独行独坐 , 独倡独 酬还  独卧” 《 ( 减字木兰花 》 便是诗人在貌似若无其事的孤吟  )

风说到今。 ”经陶渊 明妙笔点燃 “ 采菊东篱下 , 悠然见南  山”( 饮酒 》其 五 )中菊花便演化为具 有 自然、隐逸情  《 致 的人格标识 ;而 “ 怀此贞秀姿 ,卓 为霜下杰 ”( 和郭  <

主簿 》 )的菊花则象征 着 自己不为五斗米 折腰 的傲岸骨 

中直接呈露凄惶无告生命 形态 。所以她 《 秋夜闻雨 》 其  (

二 )中直 白:“

独宿广寒多少恨 ,一时分付我心头。 ”以  相似孤寂情感为 内驱力把嫦娥 褪却神性光环而主动携人  尘世将其凡人化 。于是广寒宫由天上华贵的仙殿 而成为  “ 我”与现实 困境关合的化身。其二 ,抒情形 象悲秋情 

气 。女诗人李清照用 “ 比黄花瘦 ” 《 人 ( 醉花阴 ) 妙喻展  ) 露相思倦容和高雅脱俗的人格襟怀 ;晚年又以 “ 满地黄 

花堆积 , 憔悴损”( 声声慢 》 渲染 国破 家亡夫死 的深哀  《 )

感浓烈更为重要 的源于作者在作 品中流露 “ 精神上饥渴  孤独无知音 ” 有 关朱淑真身世的资料 留存至今仅有只  。

巨痛 。而朱淑真秉承观菊品人的审美范式侧重强调菊超  越 自然物性的精神 内质 :一是菊执着坚 守 自我独特的芬  芳 :“ 宁可报香枝上老 , 不随黄叶舞秋风”( 黄花 > 0一  《 )

个决不随波逐流 ,有着强烈的 自主意识 抒情形象呼之欲  出。菊既是人品高洁化身 ,同时也以 “ 报香枝上老”的  倔强姿态象征着 主体所确定的理想或原 则绝不 因外在强  制性势力如秋风的侵袭一样而放弃。二 是讴 歌其顽强的  品性 :面对恶劣的 自然环境 ,毫不惧 怕 、退缩 。如 “ 回 

言片语 。南宋魏仲恭在 《 断肠诗集 > 》中云 :“ < 序 父母 

失审 ,不能择伉俪 ,乃嫁为市民家妻子。一生抑郁 不得  志 ,故诗中多有忧愁怨恨之语。……竞无知音 ,悒悒抱 

恨而终。  而她 曾在诗 中反复吟唱 :“ ” 山光水色随地改 ,  

共谁裁剪入新诗 ”( 舟行即事七首 》其一 ) 对景如何  《 ,“ 可遣怀 , 与谁江上共诗裁 ” 同上其五 ) 闷怀脉脉 与谁  ( ,“

说, 泪滴罗衣不忍看” 《 (冬夜不寐 》o 与谁”的反复出 )“  

5  O

旋秋 色溥清露 ,凌厉西风紫嫩霜 ”( 白 ( 《 下转 5 页) 3  

感和神圣的母爱让 “ 她”真正地 战胜 了折磨她的欲望 ,   “ 她”在母 爱 的晕 圈中心如止水 ,崇 高的母 性使 “   她”

走 出 了炼 狱 。 ‘   这 看 似 是 “ ”人 格 结 构 中超 我 对 决 本 我 的 绝 对 胜  她 利 , 这 也 是 作 者 “ 虚 ” 的表 现 ,“ 安忆 已 经 无 法 收  但 心 王

圈中反 复地徘徊 。用 弗洛伊德 的人 格结构理论解 构 《 小 

城之恋 》中的 “ ,能够全 面展示 “ 她” 她”的心理 和行 为  变化过程 ,特别是一个普通 的女性 走向心理扭曲变态 的  历程 ,从 中体现本我 、自我 、超我这 三者永 不停息 的运 

动。  

拾女主人公烈焰般 的性 欲,她 只好再度将这 种性欲重新  导向 ‘ 母性 ’——女主人公终 于在 ‘ 母亲 ’的身份 中得  到了

净化 。  ” 这种 “ 净化 ”其实是一种假 象 ,作家用  母性来扼 杀 “ 她” 的 自然性欲是可笑 的,作 为一 个正常  的人 , 她”与生俱来 的 自然原欲是不会 因为 做了母 亲就  “ 会 消失 的,更是 不可能用道德或所谓的 “ 责任感 ”扼 杀  掉 的。 费尔 巴哈说 :只有借 助感性 的手段 才能驾驭感性 , “  

参考文献 :   f】 美 ) . l( BR赫根法. 现代人格心理 学历 史导 引f . M】 文一,  

郑雪, 郑敦 淳 译 , 家 庄 : 北人 民 出版社 , 9 81 , . 石 河 18 : 3   64 【】 安 忆 . 之 恋【 . 2王 小城 M】 长春 : 代 文 艺 出版 社 ,0 016  时 2 0 :7 ,

l 4 1 5 t 4 1 92 8 2 521 , 4 ,4 ,4 . 8 ,9 , 9 , 8 , 0 ,2 , 7 2 2 2 5 2 9 

【】 3傅华 强. 身体启蒙—— 王安忆 《小城之 恋》 性爱叙事之 

旨归 [ . 众 文 艺 ( 论 ) 0 8 6. J大 】 理 ,2 0 , ) (  

只有借助 肉体 的东西 ,才能驾驭 肉体 。  ”

人是社会属 

【】 4李瑶 平. 西方文学评论方法论演进【 鸟鲁木 齐: l  . 新疆  大学 出版社 ,19 ,01:9 ,9 , 7 9 31() 7181 . 1 9  【】 5徐徐 . 王安 忆“ 恋” 三 小说 中女性 问题 的探 索【 . 家研  J作 】

究 ,2 0 , 4. 0 8( ) O  

性 和 自然属性 的结合体 ,既然具有 自然属性 ,那就会 有 

像动物一样 的本 能欲 望 , 这种本能欲望是不能被 消解 的 ,  

它只有通过 肉体才能实现 ,否则就被压抑 ,而压抑便会 

使人产生焦虑 。作 者采用的这种办法必然会使 “ ”产  她 生另一种畸形心理 ,作 为母 亲的 “ ”是否会将性 的压  她 抑发泄在 自己的儿女 身上 ?这是极有可 能的。作者在肯 

[】 6弗洛伊德. 爱情心理学【 . M】 林克明译 ,北京 :作 家出版 

社 , 1 8 :9 . 9 6 1 4 

[】 7 南帆. 突的文 学【 . 海 :上海社 会科 学 出版社 , 冲 M】 上  

1 9 : 5  9 25 .

定女性作为母亲 角色 的价 值同时压抑 了女性作为 “ ” 人   的正常欲望使小说 的结尾 陷入 了一种窘境 。  

纵观全书 , 她 ” “ 在本 我中性欲 的折 磨和超我道德感  惩罚的夹缝 中痛苦地 活着 ,在 “ 觉醒 ”与 “ 就范”的怪 

【】 8费尔巴哈. 尔巴哈 哲学著作选 集 ( 费 上卷 )t . - 北京 : M]  

商务 印书馆 ,1 8 :6 . 9 44 5  

( 上接 5 )菊 》。西 风凛冽 、天寒霜 冻 , 而菊花却  0页 ) 然 照样芳 香依 旧。而桂花也 凸显在

严酷 的环境 中依 然存 有  生命 的本性 特征。如 《 前调 ・ 木木犀 》 木木 犀既桂花别  , 称 。此词赞美桂花不仅香气无花 匹及 : 一味恼人香 ,群  “

花争敢 当” ,而且 “ 情知 天上种 ,飘落深岩洞 。不 管月宫  寒, 将枝 比并 看。 ”唐代段成式 的 《 阳杂俎 》中记载在  酉 月亮里 的广寒 宫长着一棵神奇的桂树——总不 能倒 ,始  终生机勃勃 ,每 临中秋 ,馨香 四溢。朱词用月宫典故强  调 的是桂花在寒 冷的环境下依 然保持本 性而绽放花朵 。   菊 由衰飒秋 天能绽放美丽的 自然本性蜕变为坚强人  格写照 ,它们在 与以对立 面出现并且具有 强大破坏力 的  秋 的搏击 中呈现 出昂扬刚强的精神力 量 ,而这正是朱 淑 

真 现 实 人 生 的写 照 。 她 抛 弃男 权 社 会 所 定 制 的一 系 列 束  

真 ‘ 痴不怕人猜 ’ 娇 ,放 诞得妙 。 婚姻 的航 船在社会  ”脚

封建礼教 巨大波涛沉重 的拍击下 ,最 终这段短暂 的爱情  淹没无声 。但柔弱 的身体里藏着抗争 的勇气 、叛逆 的精 

神千古永存 。  

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秋天所 弹奏 的基调是忧伤 。浓 

愁似蚕茧一样层层裹住诗人 内心 而几乎窒息 ,在无涯黑  暗阴霾秋 季吞噬柔弱的身躯 。同时 ,她 以女性独特情感 

经历 完全塑造一个外柔 内刚 的主体形象 。柔弱 的身体用 

直 白呐喊的方式突破男权文化 的牢笼而营构 自我情感价 

值的美学成规 ,以打破女性集体 的沉默而 以一种倔强的 

姿态展示 女性 作为生命 个体合理 的情感诉求。这些呼唤  都在 封建 社会 强制性伦理道德的挤压之下化为空无 ,如  同飞蛾扑 火 ,悲壮而凄美。  

参考 文 献 :  

缚女性的规范 ,打破女性集 体沉默 ,坦 露内心愤怒。一  方面她满含悲愤痛斥现实生活 : 鸥鹭鸳鸯作一池 , “ 须知 

[] 1曹春 茹. 1 中国古代 诗 歌 中的女 性 悲秋 情结 [ . J 名作 欣  】

赏 ,2 0 , 0:l9 . 0 6( ) -2 1 9   、  

羽翼不相宜 。东君不与花为主 , 以休生 连理枝。 ( 愁  何 ”《 怀 》 鸥鹭鸳鸯两 个格格不入的形象 , ) 是她婚后夫妻不和 

睦的真实写照 ,也是对包办婚姻 ,摧残爱情 的怨恨。另 

【】 以刚. 朱淑 真诗 词 札记二 则 【 . 津师 大学报 , 2乔 读 J天 】  

1 8, ) 1 9 7( : . 36 

方面她勇敢地 冲破封建礼教 的藩篱 ,独 自追求甜蜜爱 

【】 ・朱淑 真, 3宋 张璋, 黄畲校 注. 朱淑真集【 . 海:上 海  M】 上

古 籍 出版社 ,1 8 :0 . 9 63 3  

情。“ 娇痴不怕 人猜 ,和衣睡倒人怀

”( 清平乐 ・ 日游  《 夏 湖》 )表现 了她 浴于爱河之中的大胆 、痴迷 。《 莲子居词 

话 》卷 二 云 :“ 易安 ‘ 波 才 动 被 人 猜 ’ 眼 ,矜 持 得 妙 。 淑 

[】 . 照, 圭璋编. 4清 吴衡 唐 词话丛缟 莲 子居词话【 . M】 北京 :  

中 华 书局 ,1 8 : 2 . 9 62 3 4  

5  3

范文五:朱淑真名言名句 投稿:史檒檓

  1、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2、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3、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

  4、牵牛织女几经秋,尚多少、离肠恨泪。何如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

  5、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6、多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

  7、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8、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

  9、凌冬不改青坚节,冒雪何妨色更苍。

  10、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

  11、胭脂为脸玉肌,未赴春风二月期。

  12、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13、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

  14、蚕事正忙农事急,不知春色为谁妍?

  15、相思欲寄无从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侬意: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整圈儿是团圆,破圈儿是别离。还有那说不尽的相思,把一路圈儿圈到底。

  16、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17、铺床凉满梧桐月,月在梧桐缺处明。

  18、一天飞絮东风恶,满路桃花春水香。

  19、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

  20、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21、不是地寒偏放晚,定知花好故开迟。也宜急趁无风雨,莫待霜高露结时。

  22、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23、惟有梅花无限意,对人先放一枝春。

  24、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25、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范文六:《全宋词》朱淑真 投稿:万攣攤

  浣溪沙(清明)

   春巷夭桃吐绛英。春衣初试薄罗轻。风和烟暖燕巢成。

   小院湘帘闲不卷,曲房朱户闷长扃。恼人光景又清明。

生查子

   寒食不多时,几日东风恶。无绪倦寻芳,闲却秋千索。

   玉减翠裙交,病怯罗衣薄。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

生查子

   不载,今收入此\\

   年年玉镜台,梅蕊宫妆困。今岁未还家,怕见江南信。

   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遥想楚云深,人远天涯近。

谒金门(春半)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江城子(赏春)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夤缘。水云间。悄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展转衾_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减字木兰花(春怨)

   独行独坐。独倡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

   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眼儿媚

   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

鹧鸪天

   独倚阑干昼日长。纷纷蜂蝶斗轻狂。一天飞絮东风恶,满路桃花春水香。

   当此际,意偏长。萋萋芳草傍池塘。千钟尚欲偕春醉,幸有荼_与海棠。

清平乐

   风光紧急。三月俄三十。拟欲留连计无及。绿野烟愁露泣。

   倩谁寄语春宵。城头画鼓轻敲。缱绻临歧嘱付,来年早到梅梢。

点绛唇

   黄鸟嘤嘤,晓来却听丁丁木。芳心已逐。泪眼倾珠斛。

   见自无心,更调离情曲。鸳帏独。望休穷目。回首溪山绿。

蝶恋花(送春)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清平乐(夏日游湖)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怕人猜。随群暂遣愁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菩萨鬘(秋)

   秋声乍起梧桐落。蛩吟唧唧添萧索。_枕背灯眠。月和残梦圆。

   起来钩翠箔。何处寒砧作。独倚小阑干。逼人风露寒。

菩萨鬘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愁闷一番新。双蛾只旧颦。

范文七:论朱淑真的《断肠词》 投稿:邱芻芼

纯女性情怀的书写

----论朱淑真的《断肠词》

潘碧华

前言

朱淑真和李清照是古代文坛上齐名的才女,人称“赵宋词女,李朱名家”(薜绍徽《黛韵楼文集》)、“宋代闺秀,淑真、易安并称巂才” (许玉喙《校补〈断肠词〉序》);但在文学盛名上,朱淑真的地位远不如李清照,历年研究朱淑真的论文也不及李清照。近年来,研究朱淑真的文章比较多见,论者大都从社会伦理的角度,将她当作封建制度包办婚姻下的牺牲者,认为她个人的不幸遭遇,造成她悲苦的一生。有些则从女性主义角度去研究她的人,认为她的诗词记录了封建道德对妇女精神上的残害,将她视为对封建婚姻的不满、对抗传统道德、热烈追求个人情爱、自我觉醒的勇敢女性。

朱淑真对传统社会严禁的越礼行为进行大胆描写,质疑妇女的传统生活方式,向往闺阁庭院以外的世界,再现了个人理想的的挣扎,执着地追求人生命中美好的情感精神。她提供我们不同于男性词人所呈现的女性世界。她在诗词创作上投下了极大的热情,和传统价值不一样,她的思想和行为,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所以长期以来被视为不贞,她的诗词也长期受到不公平的评价。

本文从女性自我书写的角度来探讨朱淑真的个人情怀及其词在描述女性心灵的艺术表现。

所嫁非偶:对美满婚姻的期待与幻灭

宋代官宦妇女,有严格的举止规范,历代对朱淑真婚前婚后的感情出轨、行为不检有所指责,主要是从作品的内容中揣测,也未必可信。特别是《生查子》一词:“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黄。 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有评语说“ 朱淑真元夕《生查子》„„

词则佳矣,岂良人家妇所宜邪!”1也许正是有此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让她蒙上不贞之名。即使后来《四库全书总目》认为《生查子》是欧阳修所作,“窜入淑真集内”,给朱淑真平反,可是后来的论者并没有脱离这朱淑真可能有婚外情的惯性思维。摒除了《生查子》一词,论者仍在描写情感的作品中去印证她的婚姻生活不美满,或索性认定朱淑真有婚外情,而将她的婚外情视为勇敢追求爱情表现爱情的行为,当作古代妇女反叛传统的典范。

朱淑真给人的印象是“所嫁非偶,婚姻不幸”,乃因来自宋人魏仲恭作的《断肠集序》:

尝闻攡辞丽句,固非女子之事;间有天姿秀发,性灵钟慧,出言吐句,有

奇男子之所不如,虽欲掩其名,不可得耳。如蜀之花蕊夫人,近时之李易安,尤显著名者,各有宫词、乐府行乎世,然所谓脍炙者,可一二数,岂能皆佳也。比如武陵春,见旅邸中好事者,往往传诵朱淑真词。每窃听之,清新婉丽,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岂泛泛者所能及,未尝不一唱而三叹也。早岁不幸,父母失审,不能择伉俪,乃嫁为市井民家妻,一生抑郁不得志,故诗中多有忧愁怨恨之语。每临风对月,触目伤怀,皆寓于诗,以写其中不平之气。竟无知音,悒悒抱恨而终。自古佳人多命薄,岂止颜色如花命如叶耶!观其诗,想其人,风韵如此,乃下配一庸夫,固负此生矣。其死也,不能葬骨于地下,如青冢之可吊;并其诗为父母一少焚之。今所传者,百不一存,是重不幸也。呜呼冤哉!2

历代诗话词话有关朱淑真的评价皆不出这篇序文的范围,赞美她的文才的如:

文章幽绝,才色娟丽,实闺阁所罕见者,因匹偶非伦,弗遂素志,赋《断

肠集》十卷以自解。(田艺蘅《断肠词〃纪略》)

淑真词以情胜,凄绝芊绵,除李易安外,无出其右者。(陈廷焯《云韶集》

卷十)

朱淑真词,风致之佳,情词之妙,真不亚于易安。宋妇人能诗词者不少,

易安为冠,次则朱淑真,次则魏夫人也。(陈廷焯《词坛丛话》)

淑真词,绵渺婉约,极合风人之旨。(周庆云《历代两浙词人小传》)

基本上众人对朱淑真的才华还是相当赏识,也惋惜她所匹非偶的不幸遭遇,但赏识之余还是存有贬抑之辞,如:

然出于小聪挟慧,拘于习气之陋,而未适乎性情之正。(杨维桢〈曹氏雪1 杨慎《词品》卷之二《朱淑真元夕词》,唐圭璋编《词话丛编》(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6月版),第1册,第451页。

2 魏仲恭《断肠集序》(徐乃昌影印元刻本)。

斋弦歌集〉)

笔墨狼藉,苦不易读。(王士禄《宫闺氏籍艺文考略》)

伤于悲怨。(董毂《碧里杂存》卷上)

出笔明畅而少深思。(清陆昶评选《历朝名媛诗词》)

其诗浅弱,不脱闺阁之习,世以沦落哀之,故得传于后。(《四库全书〃总

目〃集部〃别集类存目〃断肠集二卷》)

多怨恨之句。(陈霆《渚山堂词话》卷二)

太纵。(卓人月《古今词统》卷四)

赞美和贬抑同样的多,文才和品行的评价的优劣相当极端,主要是朱淑真的身世记载不清,以致留下许多疑点。所幸近来对朱淑真生平和著作的研究提供了我们许多线索,可以还原朱淑真的真实生活。邓红梅的考证,推翻了魏仲恭所记朱淑真“嫁为市井民家妻”一说,提出的证据虽然未必可以全信,对我们探讨朱淑真的词作却有很大的指引作用。我们从一些标榜“女性主义”的论文中,把朱淑真的一生悲剧,归咎于她的“父母失审”和其丈夫的不解风情;对朱淑真一生追求情爱自由的性格当作进步的女性体现,比较没有考虑朱淑真的个性和生活的背景,对朱淑真本人、其父母和丈夫的评价恐怕有失公正。据邓红梅考证,朱淑真出身官宦之家,丈夫汪纲是理宗时权户部侍郎,一个称职的地方官,后来丈夫娶妾,家庭失和,决定回娘家居住3,作品多写美满感情生活的期望和失望,以及独居的寂寞,可能和这段令她失望的婚姻有关。

况周颐说:“词学莫盛于宋,易安、淑真尤为闺阁嶲才而皆受奇谤 ”,“《断肠》一集,特以儿女缠绵写其幽怨。‘月上柳梢’词见欧阳公集,明人选本嫁名淑真,致蒙不洁之名,亟应昭雪”(沈涛《瑟榭丛谈》),多少看出了女性作者在古代社会所受的委曲。把朱淑真的作品放在道德伦理的标准去讨论,或者通过她的作品详细探讨她在婚姻上的得失,只有忽略了她的作品的真正内涵和艺术才华。我们不妨将朱淑真的身世简单化,把她当作一个宋代普通官家女子来看待,通过她的词作,看她在唐宋以男性为主的词坛中,一个生活圈子极为狭小的普通官宦家里的闺秀女子如何书写内心世界。

邓红梅说朱淑真是一个“纯粹的女性”5,她的身世和思维并没有像现代许多女性主义论者想得那么复杂,她的词不过是书写女性世界中最普通不过的儿女情怀。朱淑真的少女生活和李清照非常相似,出身官宦之家,自小聪慧过人,工诗34 邓红梅〈朱淑真事迹新考〉,《文学遗产》1994年第2期。

况周颐《断肠词跋》,《四印斋所刻词》本。

邓红梅《女性词史》(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128页。

45

词、善书画、通音律,是个才色双绝的女子。在这么一个书香环境长大,平时吟诗作对,喝酒赏花,生活无忧无虑。父母对她的宽容,让她的少女时期过得非常的快乐。朱淑真留存下来的作品,除了可以确定的20首外,尚有诗作三百多首。

《清平乐·观湖》是朱淑真早期作品,最具争论:

恼烟撩露,留我须臾住。携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黄梅细雨。 娇痴不

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一句,朱淑真被人讥为“无仪”。从文学的角度来看,这首《清平乐》不过是写一位少女和情人携手观湖的恋曲,“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显得真情流露,“归来懒傍妆台”,约会之后百般无赖的心理刻画也很细致。一次出游稍作放任之举却遭如此重大的指责,我们只能归咎于当时对闺秀的要求必须守礼,不可有“放纵”之想、之举,更不能堂而皇之地用文字描写出来。因为“词本艳科”,词所描述的女性世界几乎是良家妇女、大家闺秀的禁地,男性词人将情人的外貌、形情描绘得越是香艳放任,越是情真意切。他们都有自觉地绕过良家妇女这条界线,去呈现一种既为男性文人所爱,却又心理上将之排除在正统伦理之外的感情世界。朱淑真的表现是在道德标准以外的越界,所以招来许多批评。

女性的自我书写,在这种文体的掌握和艺术的表现上,的确占了很大的优势,可以将女性细致的心理描写得淋漓尽致,然而也给自己埋下了让人垢病的话柄。“淑真‘娇痴不怕人猜’,放诞得妙。均善于言情”。“善于言情”又“放诞得妙”,是对朱淑真的赞美,同时也是批评,后人却捉住了“放诞”两字大做文章,忽略了朱淑真词所表现的艺术的情真意切。朱淑真描写的少女真情给她背上了“放诞”的罪名,可说不公之极。从《生查子》的误收到《清平乐》的责难,我们可以看得到在词这个领域里,基本上男性掌握词坛的书写语言,女性则是被书写的。我们也许可以提出一些疑惑,男性词人的女性书写,可以主观和客观,可以拟人,也可以寄托,所以不以作品内容品评个人的德行,而女性词人除了自我书写,是否也有书写他人的可能呢?

我们从朱淑真的少女期作品中可以看到她的自我描绘,她有一般女性共有的敏感、细腻、多愁善感,对季节的变化,时光的流逝感受特别深刻。她善于捕捉女性思绪最幽微纤细处,在她的作品中处处流露娇柔女儿情态,闺中女性特有的淡淡愁绪。她的作品犹如自画像,表现的是作者身体的纤纤弱质和内心的悒悒柔情:

寒食不多时,几日东风恶。无绪倦寻芳,闲却秋千索。 玉减翠裙交,病

怯罗衣薄。不忍卷帘看,寂寞梨花落。《生查子》

玉体金钗一样娇,背灯初解绣裙腰,衾寒枕冷夜香消。 深院重关春寂66 吴衡照《莲子居词话》卷二“易安淑真均善于言情”,《词话丛编》第3册,第2423页。

寞,落花和雨夜超迢,恨青和梦更无赖。《浣溪纱〃春夜》

男性的女性书写多是精致美观的仕女图,女性的自我书写却鲜少看到外型的写造,营造的是画面上的淡淡幽情。宋代闺秀的生活受到限制,她们生活在封闭式的家庭庭院,“有女在堂,莫出闺庭。有客在户,莫出厅堂”,“莫窥外壁,莫出外庭。窥必掩面,出必藏形”8,“幽娴贞静”,“阳以刚为德、阴以柔为用,男以强为贵,女以弱为美”9的模式,对她们的成长也有所影响。她们的生活环境狭小,与社会隔绝。像朱淑真那样受到父母钟爱又有机会受教育的女性,交际圈也很小,她们只有通过文学作品去认识世界,她们无从认识政治状况和民生疾苦,只有文学中歌颂美好生活和爱情的作品,给她们的心灵很大的启发。与此同时,狭窄的生活空间更能激发聪慧女性的想象空间,让她们对未来的婚姻生活充满美好的期待。

朱淑真生活在安定的南方,可说是典型的闺阁女子。她对外面的世界和爱情的想象多来自文学作品的想象,有时不切实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说朱淑真词:“殊不让和凝、李珣辈”10,说明朱淑真词宗北宋词,有多就景叙情,故珠圆玉润、四照玲珑的特色。她的多首作品化用北宋著名词家的名句,如《浣溪沙·清明》继承苏轼同题词,《鹊桥仙·七夕》与秦观同题,一方面可以说在创作风格上她受到苏、秦等人的启迪,另一方面,也可作为她对爱情的理想深受文学作品影响的证据。苏轼《浣溪沙·清明》写的是深闺中女子,感受春天的来却不能外出的苦恼和郁闷,女子只能荡秋千看外面的春色,或在春睡中做个好梦的寂寞心情:

道字娇讹苦未成,未应春阁梦多情。朝来何事绿鬟倾。 彩索身轻长趁

燕,红窗睡重不闻莺。困人天气近清明。

朱淑真也有相应的一首《浣溪沙·清明》,情境从苏轼词化出,也写女子的春愁,但更进一步写出女子苦恼的心绪。朱淑真的自我写照更能写出春天无所不在的轻愁,笼罩在女主角身上、心里:

春巷夭桃吐绛英,春衣初试薄罗轻。风和烟暖燕巢成。 小院湘帘闲不卷,

曲房朱户闷长扁。恼人光景又清明。

秦观的《鹊桥仙·七夕》所表露的天长地久,不受时间空间约束的爱情打动了朱淑真的心: 7

87 宋若莘《女论语·立身章第一》,《说郛》卷七十下,宛委山堂刊本。 宋若莘《女论语·守节章第十二》,《说郛》卷七十下,宛委山堂刊本。

班昭《女诫·敬顺第三》,《东汉文纪》卷二十七,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朱淑真词可称小品”,唐圭璋《词话丛编》第4册,第3820页。 910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河迢避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

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归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朱淑真的《鹊桥仙·七夕》有对传说中的牛郎织女的同情,也有切肤之痛的亲身经历。理智上她同意真诚的感情不需要朝朝暮暮,但身在其中,却不愿有情人只能每年相见一次。朱淑真表达的是一种发自肺腑的凄苦,更能表现妇女对爱情需要的真实感情:

巧云妆晚,西风罢署,小雨翻空月堕。牵牛织女几经秋,尚多少、离肠恨

泪。 微凉入袂,幽欢生座,天上人间满意。如何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

我们从朱淑真的诗词了解到,她是个才智横溢,敏感多情的闺秀,深厚的文学修养让她在少女时期有足够时间对未来产生美好的想象。她通过文学作品所描绘的美丽爱情,为自己打造一个理想中的未来。因此,所以她对自己未来的配偶有很高的期许:“初和只鬟学画眉,未知心事属他谁?待将满抱怀中月,分付萧郎万首诗。”(《秋日偶成》)她期待嫁个文才与自己匹配的郎君,能够和自己吟诗作对,两情相悦,而且能够朝朝暮暮过着幸福的日子。

比较男性和女性词人对爱情的书写,我们可以看到男性的爱情表现多在身为情人的女性身上,很少涉及婚姻的描述;而女性词人的爱情则多寄托在婚姻上,她们的喜怒哀乐多因丈夫的反应而起:快乐因为夫妻恩爱,伤感因为夫妻分离,哀怨因为受到丈夫冷落,悲痛更因丈夫先逝而去。

魏仲恭对朱淑真“父母失审,嫁与市井民家”一说,几乎主导着历来论者对朱淑真的研究之思维方式。《断肠集》之名,也让论者先入为主地以为朱淑真的婚姻生活从来没有给过她幸福快乐,因此循着“痛苦和不幸”的理解去看待朱淑真所有的作品,将她当作古代婚姻制度下的牺牲者、她为自己婚姻的不幸哀伤。实际上有在三百多首诗词作品中,有“断肠”二字的诗有11首,词1首。如果只凭《断肠集》之名,和《断肠集》之序文,便将她当作古代婚姻不幸的女性典型,或者是追求自由情爱的道德叛逆者,是将其诗词的断肠意蕴简单化了,没有真正欣赏到“断肠诗词”的真正内涵。因为她的诗词中的断肠之感,并不是全只是抒发个人婚姻的悲苦之情,而大部分是表达对丈夫的思念。从初婚的甜蜜,到丈夫外出做官时的离愁、思念,到年华渐去之后遭受冷落、疏离,乃至被遗弃时的痛苦、幽怨,是一段漫长时间的渐进变化,也是她创作诗词的全部内容,也是许多长期独守空闺的古代妇女的共同遭遇。

独守空闺:少妇的断肠相思

我们从朱淑真少女时期受过良好的教育和后来回娘家终老的情形来看,朱淑

真的父母对她尤为钟爱,不太可能轻率对待她的婚姻,给她订下一个“市井庸夫”或“庸吏”的丈夫。况周颐《蕙风词话》说朱淑真“夫家姓氏失考。似初应礼部试,其后官江南者。淑真从宦常往来吴、越、荆楚间”11, 后来的考证也证明她的丈夫汪纲也是和朱家门当户对的读书人,也当过官12。由于丈夫热衷于官场,和朱淑真的志趣不相投,以致朱淑真常在诗词中表现对生活的不满。

朱淑真婚后的日子还是幸福的,夫妻间也有一段相当恩爱的日子,因为在她的诗词中,让我们感受到她新婚的快乐:

一瞬芳菲尔许时,苦无佳句纪相思。春光正好须风雨,恩爱方深奈别离。

泪眼谢他花缴抱,愁怀惟赖扶相持。莺莺燕燕休相笑,试与单栖各自知。《恨春五首》之二

这首诗是夫妻相爱时所作,恩爱缠绵之意溢于言表。由于恩爱,才觉美好时光易逝,尤其恩爱方深便远离,作者在明媚春光中,苦苦思索“相思”之句,慵懒娇娜的姿态,是新婚中幸福的少妇模样。厘淸朱淑真的婚姻初期,有过快乐甜蜜的日子,她的词多为丈夫所作,我们就能解释她爱情诗词的内容。即使我们将《清平乐·夏日游湖》作为朱淑真表现夫妻间亲密游湖的作品来看待,也无不可。此外,还有《菩萨蛮·秋》应也在婚后所写。丈夫游宦,朱淑真生活寂寞,见月而感谢月之不忍圆的痴情,表现的是寸寸柔肠、盈盈粉泪:

山亭水榭秋方半,凤帏寂寞无人伴。愁闷一秋新、双蛾只怕颦。

起来临绣户,时有疏萤度。多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

可惜这样恩爱绻缱的日子并不多,婚假之后,丈夫任职而去,夫妻聚少离多,令她感觉到寂寞。宋朝官员受命外任,一去通常一年半载,三年五年的,有时期满后调至更远的地方,很多年才回家一次。外任官员经常娶妾随行,妻子留在家中侍候公婆。夫妻长久分离,婚前美好的幻想本是要与丈夫度过朝朝暮暮,然而现在体会到的确是更多的离别相思,令她把满怀柔情化作许多无奈的埋怨:“闷怀脉脉与谁说,泪滴罗衣不忍看”(《冬夜不寐》)、“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谒金门·春半》)。基本上,她生活上的埋怨都建立在对丈夫的思念上。春去秋来,在季节的变化中,她感受到时光的流逝,丈夫离去后无人相伴,寂寞孤单的日子让她时时怀念起新婚时的恩爱。由于《断肠集·序》的错误引导,许多人先入为主地认为朱淑真和所嫁之人没有感情,将这些闺怨的诗词当作朱淑真写给婚前的情人。实际上,朱淑真是个生活在狭小空间的典型闺秀,她的心思像大部分的古代女子那样,都依附在丈夫的身上,从她的诗作中,可以找到很多与丈1113 周颐《蕙风词话》卷四“生查子误入朱淑真集”,《词话丛编》第5册,第4495页。

邓红梅〈朱淑真事迹新考〉,《文学遗产》1994年第2期。

黄嫣梨《朱淑真及其作品》(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99年版),第27-47页。

1213

夫感情交流的文字。当丈夫外任时,她有这样的寄语:“鸿鹄羽翼当养就,飞腾早晚看冲天”(《贺人移学东轩》),可见夫妻感情和好,带有爱护、鼓励之意。另有《代送人赴召司农》、《月台》、《题斗野亭》等多首,都是汪纲任官期间的事件和地方。这些诗证明朱淑真曾经跟着丈夫宦游,到过许多地方,也给她的创作提供了不少材料。汪纲是一个出色的官员,每到一处都尽力为百姓疏河道,兴水利,“长于论事,援据古今,辨博雄劲”(《宋史·汪刚传》),忙于公务,陪朱淑真咏诗作对的时候肯定不多,所以朱淑真才有“山光水色随地改,共谁裁剪入新诗?”、“对景如何可遣怀,与谁江上共诗裁?”以及“此愁此恨人谁见”之句,表达内心的一种缺憾。

朱淑真从小被父母娇养,不惯吃苦。她在《春日书怀》中写道:“从宦东西不自由,亲纬千里泪双流”,应该是因为宦游的日子让她以为苦,特别思念家乡:“极目思乡国,千山更万津”。(《寄大人两首》)。朱惟公《朱淑真断肠诗词·序》:“旧云‘下嫁市井庸夫’,说殊悠谬,不足信。以意揣之,其夫殆一俗吏,或恒宦于外,淑真未必皆从,容有窦涛阳台之事,未可知也。”于情于理,此说倒可成立。

无论如何,朱淑真的确也尝试尽人妻之责,陪伴在丈夫左右,奈何体弱多病,不能时时随宦。至于后来家庭失和,可能是丈夫情变,有了新人。宋朝做官人家三妻四妾乃普通事,朱淑真的作品中,几乎“没有写到儿女后代之事”14,可想朱淑真一生无出,丈夫另娶也不出奇。从许多的蛛丝马迹来看,朱淑真对爱情的要求自少女起,到婚后一直没有改变过。她要求的是朝夕相处,夫妻恩爱绻缱,生命中只有丈夫一人的多情女子。然而宋朝文官四处游宦,夫妻间聚少离多,恐怕就是朱淑真生活寂寞,精神苦闷的主要原因了。

绝望的人生:礼教与个性的冲突

朱淑真的22首词基本上是离别相思的内容,毕竟词这种文体善以表达女性深悠的情感;而且较之男性词人比较平面的描写,朱淑真表现的是发自女性内心的感受,描写她敏感心思的无尽的寂寞生活。朱淑真在自己的作品里,建构了一个幽、静、深、远的一个世界,具有女性作品独有的特色。由于闺阁女子的生活远离社会,生活上很少有交际应酬,所以作品几乎都是自我生活的描写。朱淑真的闺中主题,绝大部分是个人生活的反映。她对大自然时序非常敏感,每天的阴晴晨昏细微的变化,都影响着她的感情。

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芳草断烟南

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夜结得梦夤缘。云水间,悄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展转衾裯空14 邓红梅《朱淑真事迹新考》,《文学遗产》1994年第2期。

懊恼,天易见,见伊难。《江城子〃赏春》

玉体金钗一样娇,背灯初解绣裙腰。衾寒枕冷夜香消。

深院重关春寂寂,落花和雨夜迢迢,恨情和梦更无聊。《菩萨蛮〃春夜》

秋声乍起梧桐落,蛩吟唧唧添萧索。欹枕背灯眠,月和残梦圆。

起来钓翠箔,何处寒砧作。独倚小阑干,逼人风露寒。《菩萨蛮〃秋》

女性写相思之情,最能表达出思念成梦,梦醒是空的绝望哀思。女性词人出身名门,生活和“香奁诗”“花间词”中男性眼中的女性形象还是有所不同的。池塘、亭院、画阁、楼台、月馆、朱栏,这些淡雅的景色,在男性词人来说是衬托女性的背景,主要为观赏;而女性词人在这样封闭的环境里,要表现的是锁在自己内心里的感受。在朱淑真的词里,也有梳妆洗浴、试衣画眉、抚琴赏花、瞭望怀想等生活细节,她毫无顾忌去渲泄自己在漫漫长夜中的寂寞无聊、痛苦绝望。词中的女性形象透露出非常浓厚的情感,这正是女性文学应有的本色。她真实地写出了当时众多女性所唯一拥有的生活空间──闺阁,并展示出男性笔底所没有的绝望式的哀伤,这就是朱淑真词的价值所在。

论者对才女的偏爱心态以致形成过分的同情,站在今日的角度去理解那时的婚姻制度。论者以今日社会的条件,认为她在作品中表现的哀痛欲绝,归咎于“父母的失审”,没有让她自由恋爱而嫁错了夫婿;或责怪她的丈夫是个俗吏,不解风情,不是她在文学上的知音,使她终身郁郁不得志,是个“苦命女词人”15;又或批判当时社会观念对妇女的行为思想有所约束,不允许个人追求自由的爱情等。这种理解未免忽略了朱淑真的个性、对婚姻的态度,没有考虑到当时的社会环境所存在的客观条件。朱淑真才华出众,自己也颇为自负,爱幻想,沉溺于诗词写作。她的心态没有在婚后作出调整,不改她少女时候对爱情存在的美好幻想,在日常生活中容易和夫家成员产生磨擦。在邓红梅的研究中,朱淑真不喜宦游、没有子嗣,汪纲后来可能有“窦涛阳台之事”,娶妾并携妾宦游,推论朱与汪妾不和,长期独居在家,许多哀怨欲绝的作品便是她被冷落的证据,但她并没有和丈夫离异,因为后来有《月台》一诗,据考证月台是“汪纲晚年为绍兴知府兼浙江提刑时”所建16,说明朱淑真后来还是跟着丈夫到过月台这个地方。朱淑真对自己的命运有所质疑,她的《自责》诗:“女子弄文诚可罪,那堪吟月又吟风?磨穿铁砚成何事,绣折金针却有功”,可以看出她的精神负担很重,既有所检讨,也有埋怨,说明一个有才学的女子并不受到她所处在的社会所赞赏,但她的自省并没有给她的内心带来解脱,她仍然无法融入世俗的家庭,作一个随遇而安的官家妇人,所以她的作品一直显现无比的寂寞。后来汪纲先逝,朱淑真的晚年更加15

16 谭正璧《中国女性文学史》(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1991年版),第256页。 邓红梅《女性词史》,版本同前,第67页。

孤寡,诗词中流露出的大量伤感也就不难理解了。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

何处? 绿满山川闻杜宇,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蝶恋花》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仃立伤神, 无奈轻寒着摸人。 此情谁见,

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减字木兰花》:

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

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眼儿媚》

环境的隔绝狭隘与情感的无限丰富,形成朱淑真词巨大的苦闷情绪,怨春、叹春,惜春是她主要的主题。季节变化容易令人产生莫名的忧郁和惆怅,时光的流逝,对珍惜爱情的词人,更容易引起“好景不长,盛时不再”的忧伤,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回首往事,愁绪万端,好景不常,犹如云雾笼罩朱阁,心头苦闷,莫可名状的哀愁,难以驱除。

朱淑真的诗词是写给自己看的,她宣泄内心的苦闷,没有矫饰,透露出那个时代的才女在时代的压力下的苦闷情绪。

性为女性而作的作品,很难达到像女性那样对自身问题的了解、认识得那么细腻、深刻。她们对女性所受的偏见、歧视和限制,有着亲身的体验,她们的文才也让她们有能力作自我表达,她们书写自己的情爱要求、面对聚少离多的相思、寂寞或怨恨、痛苦。作者在文字中描写的自我形象、自身情感,有着女性作家特有的口吻声情,她们表现的女性情态、心理层次的深刻都是男作家无法企及的。女性基本上被排除在社会之外,只能在狭小的闺阁庭院中窥视世界,深深感受到社会规范的制约,所以她们感受到社会给予的压力,而产生一种无法把握自我命运和保全自我的烦恼,同时也会为现实对女性的不公而感到愤懑。

男性多写他心目中的女子,女作者则写的是她自己。朱淑真善于将爱情生活理想化,她具有强烈的个性意识,非常珍惜自己独特的生活感受。她的棈神生活不能合流于世,与世俗背道而驰,所以她在理想之爱和现实之爱的反差中承受痛苦。在志趣相悖的婚姻里,自己只能将期待中的爱情生活寄托到诗词创作中,去展现自己不受世俗影响的感情世界。

历来词评家把朱淑真和李清照并称,“李清照《如梦令》写出妇人声口,可谓与朱淑真并擅词华”(吴从先评《草堂诗余嶲》),“《漱玉》《断肠》传绝调,是千秋绣阁填词祖”(吴灏《闺秀百家词选》),赞扬她们都是有才华的词人。然而在成就上,大家认为李清照排在朱淑真之上,而且李清照的才情和作品深受男性文论家的赞赏。他们赞赏她超越那一时代特有的“闺阁气”,而具有男性般的个性和气度。男性文坛对李清照的表彰并不损害男性诗论的尊严,而且暗合了男性的诗风、词风,对“闺阁习气”有了超越。另外,我们也看到李清照在个性上能

够做出适当的自我调整,她的丈夫也经常外出做官,夫妻聚少离多,李清照却能将精神寄托于金石古籍,也和男性的词人朋友唱和,是一个可以在孤独寂寞中自我平衡的理性女子。即使晚年的遭遇不幸,在她的作品仍然没有失去向上的精神,所以在女性主义批评者看来,李清照的士大夫气质“不能作为纯粹的普泛的女性文学的代表”。反而朱淑真,是女性主义研究者表扬的女性作家,因为她表现的是真正纯粹的女性生命。在她的作品中,包含了女性生命中所有的情感,举凡爱情、欢情、苦情、离情、愁情、悲情、怨情,都可以作为女性书写的探讨。

17

结语

男女性和男性词人的女性书写有所不同,男性词人写的女性主要是实质的个体,而女性词人的自我书写几乎都不在外型,而是在心灵的感受,有时是虚无幻想出来的意境。通过作品,我们感受到她们内心隐密深幽的感情,她们的情绪因周遭环境而波动,深深牵动着读者的心灵。

在闺秀词人中,朱淑真和李清照齐名,在男性词人主导的词坛上,她们同样成为女性自我书写的例子。李清照在心态上和自我形象的塑造方面,明显受到士大夫的价值观影响,和一般的官府家眷的生活方式不同,我们只能将她看作女性书写的其中一种,却不能将她归类为古代妇女的典型例子。反而朱淑真的生命历程能够反映古代闺秀女子的婚姻和命运,她的自我书写才是纯粹的女性自我书写。

女性婚姻不美满,有如男性在政治事业上不受重用,同是人生中的逆境。当我们评价文学家的成就时,多赞扬他在逆境中的进取之志,而不是沉溺在失败和怨恨之中。朱淑真便是沉溺过度的例子,她的诗词写得很好,但个性方面却有着不能令人激发之处。

17 胡元翎〈男性诗──朱淑真研究中的一个问题〉,《求是学刊》,1998年第2期。

11

范文八:朱淑真词作赏析 投稿:曹諉諊

朱淑真词作赏析

蝶恋花

送春

朱淑真

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绿满山川闻杜宇,便作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欲下潇潇雨。

朱淑真在少女时期也曾“天资秀发,性灵钟慧”(宋·魏仲恭《朱淑真断肠诗词序》),写过欢快明丽的《春景》诗:“斗草寻花正及时,不为容易见芳菲。谁能更觑闲针线,且滞春光伴酒卮。”──她要趁春光明媚而及时地去寻觅鲜花,去与女伴们斗草戏耍。这不仅因芬芳秾艳的春景不易常见(故而弥足珍贵),更重要的是由大自然的春光唤醒了自己的青春之感,激发了对自己美好青春的珍惜之情(所以对春天倍感可亲可爱),因而她不肯为闺中“女训”“女诫”所拘钳去拿针缝线学什么无味的女工,而要欢欣喜跃地举起酒杯,邀请春天这少女般的伴侣陪自己共度人生之良辰。然而,曾几何时,在经历了人世的辛酸折磨之后(传说她“早岁不幸父母失审,不能择伉俪”,“乃下配一庸夫”致使“一生抑郁不得志”,“每临风对月,触目伤怀”),朱淑真却给我们送来了悲凄幽悒的《送春》词。扫视这前后的强烈反差,

我们既可感触到旧时代的凄风苦雨,又可从女作家不同风貌的艺术描塑中领略到不同的审美韵致,从而丰富我们的美感经验。

本词上阕描叙的是:女词人透过窗帘,看到楼台外面千万条碧绿的杨柳枝正缠绵悱恻地伸出忱挚的双手、款摆纤细的腰肢,甚至还在喃喃细语:“春天啊,您再停留一些时吧!”──杨柳们一往情深地想牵挽住春天,向春天表示着无限的依恋;然而,春天虽略作停留,却还是冷漠地走了。春天虽去,多情的柳絮仍在飘舞着,要追随春光同行,并表示:我姑且要看看你这“春”者究竟走到哪里,我和你的归宿终究如何?„„。一切景语皆情语也。这依春、恋春的多情杨柳,正是女词人自我心灵的物化展现。女词人既痛感于年华飞度、青春易逝的可悲,又并未被不幸现实室息了自己对美好人生和心灵自由的执着追求。

下阕,词作由客观之境转化为主观之境。女词人说:我极目四望啊,无论是高山野岭,还是大河小溪,到处都披上了浓绿的彩装,却也时时传来子规鸟“不如归去”的凄切叫声。唉,面对此情此景,即使是“无情”之辈,岂不也愁肠百折?(言外之意:我这本来就多情善感的人,怎能不更为伤心呢?!)“绿满山川”的静态和杜宇(即子规、杜鹃、布谷鸟)声声的动感,两相谐合地使意境立体化,共同暗示于人:春色既已浓艳之极、春心却呈归去之意。词人已知留春不住、恋春枉然,就干脆爽朗地端持酒杯为春送行。可惜的是“春天”(岂

止自然界之景观,更含社会上之人事)不解人意,竟无语而离去。这之前,曾有宋祁写过“为君持酒送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的词句,虽有名气,但只是词人的一面之意,不如朱淑真这里把主客双方的不同情意和心态共织于一体而又更有艺术的涵蕴美。更何况,女词人进而描绘了“把酒送春”的典型环境是暮色苍茫、细雨淅沥的悲悒氛围中,益发令人黯然神伤。

词人把赏春、恋春、留春、惜春、无可奈何中的送春以至怨春,一系列复杂的心理历程和行为轨迹循序渐进地组织在由远到近、从白日到昏夜的时空推进之中,而且感情由热望到激越再到沉郁终至绵缈„„,给人以缜密而又清朗的审美感受,所以,宋人评赞她“清新婉丽,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岂泛泛者所能及?”洵非虚誉。

谒金门

春半

朱淑真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这首《谒金门·春半》是女词人伤春怀远的名作。

范文九:李清照朱淑真词风比较 投稿:白蠺蠻

  内容摘要:李清照朱淑真两位宋代女词人,在文坛上常被相提并论,然二者词风差异颇大,在细腻之中,李词清爽新奇,朱词柔美娇媚;于哀婉之间,李词内敛深切,朱词坦率激越;而比较重要的是,李词是作文人之思,朱词则展女儿之态。这种差异源于两人不同的身世背景,不一样的人生境遇,从而所形成的不同性格特点,李清照表现出来的是大家风范,文士傲骨,而朱淑真展示的是小家碧玉,女儿娇态。虽成就有高下,然两人皆为词坛留下了各具魅力的华美篇章。

  关键词:李清照 朱淑真 词风

  陈廷焯在《词坛丛话》中言“宋妇人能诗词者不少,易安为冠,次则朱淑真”,对李清照、朱淑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在词为“一代之胜”的宋朝,此二位女性以自己不凡的文学成绩在词坛站住一席之地,也必然引来了后世诸多研究者的关注。作为同一朝代的两位最具影响力的女性词人,似乎因为她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才引得我们将此二人相提并论,但其实深究下来,纵然有女性共有的诸多特质,但其实两个人从词作风格到文坛地位、生平经历、个性风格差异颇大。

  一.漱玉词与断肠词的词风差异。

  1.细腻之中,李词清爽新奇,朱词柔美娇媚。

  作为女性词人,两人词作固然都细腻婉曲,但李清照的细腻之中,透着大家闺秀的通脱与灵气,文字自然新奇,有一股清爽之气。朱淑真词在种种细腻曲折中,表达出来的是闺房绣户间极具女性色彩的文字,柔美娇媚。

  以李清照的代表作《如梦令》为例: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无一字奇峭,全词字字自然,在毫不用力间,却出语新颖奇特,反映出李清照的聪慧,女性轻巧之间,又显示出某种深致,透出了清爽俊朗之气,不粘不滞。

  再看看朱淑真的一首《清平乐》:风光紧急,三月俄三十。拟欲留连计无及,绿野烟愁露泣。    倩谁寄语春宵,城头画鼓轻敲。缱绻临歧嘱付,来年早到梅梢。

  读下来,首先便会感受到朱淑真别样的情思,这惜春的情怀竟然会令词人嘱咐春花来年要早些缀上枝头。如若想起辛弃疾说“惜春常怕花开早”,便会对这女子竟然因为惜春所以嘱咐即将离别的春天快快来到产生某种疑惑,不知早开的花早谢么?可也正是如此,这女子才是如此可爱,惜春的深情以及这有些娇蛮的嘱咐,如此趣味盎然。朱淑真词,也便鲜明地反映出其女性的特质:柔美娇媚。

  2.哀婉之间,李词内敛深切,朱词坦率激越。

  作为“婉约”词的代表,李清照与朱淑真都有大量表达感伤痛楚意绪的词作,而在种种哀婉之中,李清照在内敛中透着文人式的理性,于伤离死别的痛楚中,将情感处理得沉静深切。朱淑真在反复吟唱的歌词中,文字处理上虽曲折婉转,然情感却是坦率激越的,透着女性的率直执著。

  李清照的名句“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一枝摘得,天上人间,没个人堪寄”、“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在明白晓畅的文字,真挚细腻的情思之下,李清照的情感是内敛的,自我倾诉与抚慰,于文字的沉静处理中,表达着因分离因死别而经受的内心痛楚与感悟。

  朱淑真面对愁苦,写下的是“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独倚小阑干,逼人风露寒”、“天易见,见伊难”、“人怜花似旧,花不知人瘦”……朱淑真的情感表达是直率的,于女性的柔弱里,透着孤独无奈与不平渴求。

  3.李词作文人之思,朱词展女儿之态。

  李清照、朱淑真如今虽常被相提并论,但两人在文坛上的地位,其实甚为悬殊。根据王兆鹏、刘尊明两位先生的定量分析,李清照以21种版本、182次评点、120次历代词选高居全部宋代词人综合榜排名第8位,而朱淑真则远不在排行榜之列,如若除开将李清照与朱淑真对比而作的论文、评点,估计朱淑真则更是默默无闻了。

  文学的成就,除却文字表达的技巧之外,根本上而言,还是文字所蕴含的精神、情感力量,是不是可以足够打动读者。“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李清照与朱淑真词的高下,应该更在于二人境界上的不同。

  李清照可以在词坛“直欲压倒须眉”,是源于李清照于女性细腻温婉情思之外,兼有文人俊拔超脱之思。她的词作里看得到家国之痛,“中州盛日”、“如今憔悴”……看得见理性沉淀后的情绪,“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看得到对自我价值的追寻与肯定,“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漫有惊人句”……李清照在一定意义上,不止是女性词人,她是一个具有独立意识的文人形象。

  而朱淑真则是非常典型的小女儿情态,且不说其词作题材内容始终局限在闺阁情怀之中,其情绪也多是在哀怨中反复纠缠,无法获得解脱。朱淑真是感性的,她会为爱而不顾流言蜚语,“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她亦会为所适非偶而沉溺于孤独伤感中难以自拔,“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朱淑真更在爱而不得里哭诉“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朱淑真的魅力在于充分地展现了一个小女儿的情怀与姿态,娇媚的、柔美的、感性的、细腻的、直率的……而其词的弱点也正在于此,摆脱不了小女儿的狭窄天地,挣脱不掉小女儿的感性纠结。

  李清照与朱淑真词在词坛的声名悬殊,有其文学成绩高低的因素,当然也包含其他非文学因素,而造成其文学地位差异,词风不同的根源,源于二者文学素养、思想境界的差异,也或者可以说二者个性的不同。

  二.李清照与朱淑真之个性迥异

  1.李清照具大家风范,朱淑真属小家碧玉。

  李清照的父亲是宋代文坛很有名气的人物,苏门后四学士之一。南宋刘克庄在《后村诗话》中评价“高雅条鬯,有义味,在晁(补之)秦(观)之上”,韩淲在《涧泉日记》更说他的文章是“自太史公之后,一人而已”。其夫家也属名门,公公赵挺之熙宁三年进士,后官至吏部尚书拜右丞,进左丞、中书门下侍郎、尚书右仆射等职位,而丈夫赵明诚则是金石学家、文物收藏鉴赏大家及古文字研究家。在这样的家庭文化氛围中,天资聪明的李清照有非常的见识与气度也就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了。   相形之下,朱淑真的身世则无法比拟了。其父是官是民无法考证,其丈夫也是不知姓名,显然不是什么特别的名门望族。从《断肠集》序言以及朱淑真自己的诗词作品中了解到,其生活也应当尚为富裕,然“父母失审,不能择伉俪,乃嫁市井民家妻,一生抑郁不得志”。朱淑真显然受过文化教育,聪慧过人,颇具才情,然家世境遇的不同,朱淑真词表现出来的显然是小家碧玉似的柔媚。

  2.李清照具文士傲骨,朱淑真显女儿娇态。

  李清照十五六岁的来到京城,在其父的推介下,《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二首》获得众多文人赞誉,名满京师。在婚后,“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混在赵明诚数篇诗词中,被挑出来誉“仅此三句绝佳”。而在归来堂,“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面对山河破碎,李清照慨然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在李清照的内心深处,她有着一种凌云之志,自信独立,显示出文士的傲骨。所以李清照也便有着这样一种从容,对晚唐五代以来诸多词坛家一一评点,道“词别是一家”。

  朱淑真在少女时期,应过得丰衣足食的,接受诗词绘画等教育,父母万般宠爱,朱淑真在这样的氛围里,尽得小女儿的天真率直,娇柔任性,然婚后的朱淑真则坠入没有文化氛围、缺少精神交流的市井家庭,在这种死寂里孤独地挣扎着。朱淑真的任性使得她做不到逆来顺受,其个性中自然天真,变为激越之词,但透过文字的不平表象,反映出来的是朱淑真骨子里小女儿的浪漫、多情、娇宠个性。若无对生活多情的期盼,又怎么会对死寂日子的无尽烦怨?若无个性里的直率娇纵,又怎会没节制地哀怨悲鸣?若不是这样一个多情浪漫的天资聪慧又娇媚任性的小女人,怎会对丈夫夫出言相讽“轻圆绝胜鸡头肉,滑腻偏宜蟹眼汤”?又怎么对自己心仪的情人大胆写下“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

  从正统文学价值观而言,《漱玉词》在艺术技巧与思想境界上都胜于《断肠词》一筹,李清照才华出众,见识不凡,更兼万千柔情一身傲骨,感党争之险伤,历爱恋之离愁,饮间疏之伤痛,经家国之亡恨……种种情感都注入文字中,终卓然一家。然《断肠词》纵然不若《漱玉词》开阔大气,可朱淑真这个聪慧的女子令人同情的境遇、文字间的小女儿情思尽展的姿态,亦是文坛上具有独特魅力的篇章。

  参考文献:

  [1]陈廷焯.词坛丛话.词话丛编[M].北京,中华书局,1986.

  [2]王兆鹏.刘尊明.宋代词人历史地位的定量分析[J].文学遗产,1995,(4).

  [3]王仲闻.李清照集校注[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

  [4]朱淑真集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8.

  [5]刘克庄.后村诗话[M].北京,中华书局,1983.

  [6]韩淲.陈鹄.涧泉日记·西搪集耆旧续闻[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

  [7]索洁.“闺阁气”与“丈夫气”[J].西南农业大学学报,2008,(6).

  [8]王兆鹏.古代作家成名及影响的非文学因素[J].社会科学,2006,(3).

  方蔚,华中科技大学文华学院中文系讲师,主攻唐宋文学方向。

范文十:性情才女朱淑真 投稿:戴涟涠

朱淑真

博通经史,能文善画,精晓音律,尤工诗词

朱淑真(约1135~约1180),45宋代女诗人,亦为唐宋以来留存作品最丰盛的女作家,

《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中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

(今浙江杭州)人。生于仕宦之家。夫为文法小吏,、《断肠词》传世,为劫后余篇。

中文

名:

国籍: 朱淑真 中国(南宋) 职业: 主要

成就:

代表诗人、词人 诗词创作 《断肠诗集》《断出生浙江(一说安地: 徽)

出生

日期:

逝世

日期: 约1135 约1180 作品: 肠词》 性别: 女 别号: 幽栖居士

生平考证

一、其生平,传世载籍多记载为“自号幽栖居士,祖籍浙江海宁路仲,世居桃村。工诗,嫁为俗吏为妻,不得志殁”。幽栖居士之说,最早见清王士祯《池北偶谈·朱淑真璇玑图记》,

学术界已断为伪托;世居桃村,则不详其说从来。此外各项均见

宋魏仲恭《断肠集序》,而据集中《春日书怀》“从宦东西不自由,亲帏千里泪长流”可知,其夫亦曾仕宦。因此除钱塘人,出身宦家,

生活不幸外,诗人生平今已难详考。

二、有关朱淑真的籍贯身世历来说法不一,祖籍歙州(治今

安徽歙县),四库全书》中定其为“浙江海宁人”,一说“浙江钱塘

(今浙江杭州)人”,南宋初年时在世。其父曾在浙西做官,家境

春衣初试薄罗轻

作品溯源

生前曾自编诗词集(《写怀二首》“孤窗镇日无聊赖,编辑诗词改抹看”),死后散佚。孝宗淳熙九年(一一八二)宛陵魏仲恭(端礼)辑为《断肠集》十卷,未几钱唐郑元佐为之作注,并增辑后集七卷(一本把第七卷厘为两卷,作八卷)。此外尚有《断肠词》一卷行世。

朱淑真诗,以清汪氏艺芸书舍影元抄《新注朱淑真断肠诗集》(藏北京图书馆)为底本。校以民国徐乃昌影元刻本(简称元刻本)、清光绪嘉惠堂刊《武林往哲遗著》本(简称武林本)、清抄本(藏北京图书馆)等。新辑集外诗另编一卷。

作品特点 (诗)2卷,《断肠词》1卷及《璇玑图记》,辗转相传,有多种版本。 :一阕,长期以来被认为欧阳修所作,其实是当时怕坏了女子的风气,才将作者改为了欧阳修的。

朱淑真书画造诣相当高,尤善描绘红梅翠竹。明代著名画家杜琼在朱淑真的《梅竹图》上曾题道:“观其笔意词语皆清婉,……”明代大画家沈周在《石田集·题朱淑真画竹》中说:”由此可见,其能力非寻常深闺女子可比,当与李清照并驾齐驱。朱淑真,她的诗作受到市民的激赏,却在死后遭到父母的焚烧(据魏仲恭《断肠诗集序》)。她显然是英年早逝的。

她的别号是“幽栖居士”,为南宋多情才女和美女,与李清照齐名,有《断肠集》存世。从(《愁怀》)来看,她的婚姻是不幸的,因此,有些作品泄露了婚外恋情,被一些学者剥夺著作权。

但是,缠绵于情爱连时间也不管了,犹如今人当街亲吻一般大胆。

朱淑真曾作一寄夫。信上无字,尽是圈圈点点。夫不解其意,于书脊夹缝见蝇头小楷《相思词》,顿悟失笑:“圈儿词”实际是咏月诗的形象化表达,

圈儿词的作者一直有争议,也有称清朝的梁绍壬写的,但是朱淑真写的已被有关学者证明。

情爱世界 后人给朱淑真的诗集作序,说她,当根据考证,她的丈夫应该不是普通”。

对于《生查子》词,作者究竟是欧阳修还是朱淑真,一直都存有争议。词的含义浅白易懂,写的就是一个少女与情人的约会,作者是谁,却惹来争议:闺阁妇女自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按那时的说法,无疑就是邀人私奔之词,要比李清照被后人指责:“闾巷荒淫之语,肆意落笔”来得更为严重。所以明代的杨慎在《词品》里一本正经地斥责朱淑真为“不贞”。

朱淑真到底是在和丈夫离异后才另觅爱人,还是在无爱的婚姻中出轨,并无明确记载。但根据她实在娘家的情况来看,她最后应该已经跟丈夫分居,纵使没有得到正式的休弃,不算“大归”,事实上已经离异。后考证其因与情人分手而“悒悒抱恨而终”,“其死也,不能葬骨于地下,如青冢之可吊。”有人据此猜测她又可能是投水自尽,死于湖中,尸骨都不能安葬。

南宋淳熙九年(1182)有一个名叫魏仲恭的人,将朱淑真的残存作品辑录出版,并为之作序。序文开头说:“比在武陵,见旅邸中好事者往往传颂朱淑真词,每茄听之,清新婉丽,

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岂泛泛所能及?未尝不一唱而三叹也!”

浣溪沙·清明 春巷夭桃吐绛英,春衣初试薄罗轻。风和烟暖燕巢成。

小院湘帘闲不卷,曲房朱户闷长扃。恼人光景又清明。

谒金门·春半

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

江城子·赏春

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

昨宵结得梦夤缘。水云间,俏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

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

减字木兰花·春怨

眼儿媚

鹧鸪天

清平乐·夏日游湖

清平乐

风光紧急,三月俄三十。拟欲留连计无及,绿野烟愁露泣。

菩萨蛮

菩萨蛮·秋

秋声乍起梧桐落,蛩吟唧唧添萧索。欹枕背灯眠,月和残梦圆。

《咏才女朱淑真》

作者:琴岫兮

断肠只合怨黄昏,深锁春山眉黛痕。

愿得蟾宫光一缕,多情永照玉人魂。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