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作权侵权案例_范文大全

著作权侵权案例

【范文精选】著作权侵权案例

【范文大全】著作权侵权案例

【专家解析】著作权侵权案例

【优秀范文】著作权侵权案例

范文一:网络著作权侵权案例,著作权侵权案例分析 投稿:白伲伳

网络著作权侵权案例,著作权侵权案例分析

1、网络著作权是指著作权人对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在网络环境下所享有的著作权权利。

2、网络著作权包含了两层含义:

1)相对与传统作品,指传统作品被上传至网络时著作权人所享有的权利,这里特指信息网络传播权。

2)网上数字作品著作权人所享有的权利,如复制权,发表权,署名权,发行权等权利。

3、网络著作权侵权行为的类型

1)将网上作品擅自下载并发表在传统媒体上。

2)未经作者许可,擅自将传统媒体上发表的作品在网站上传播。

4、著作权侵权案例

5、著作权侵权案例分析

1、网络著作权是指著作权人对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在网络环境下所享有的著作权权利。

2、网络著作权包含了两层含义:

1)相对与传统作品,指传统作品被上传至网络时著作权人所享有的权利,这里特指信息网络传播权。

2)网上数字作品著作权人所享有的权利,如复制权,发表权,署名权,发行权等权利。

3、网络著作权侵权行为的类型

1)将网上作品擅自下载并发表在传统媒体上。

2)未经作者许可,擅自将传统媒体上发表的作品在网站上传播。

4、著作权侵权案例

5、著作权侵权案例分析

范文二:[案例分析]侵犯著作权案 投稿:白鋆鋇

(文章中人物等名称均为化名)

问题提示:权利受让人的举证责任及网站管理人的侵权责任如何认定?

【要点提示】

著作权的受让人提供的证据仅证明其与著作权人签订了《版权转让合同》,尚不能完全排除他人对该合同书上的签名的真实性的合理怀疑,人民法院对该受让人提出的权利请求不应给予支持。

网站管理人在其网站上转载他人的文章,属仅是提供链接服务的,不构成侵权,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

一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乌中民三初字第13号(2007年4月23日)

二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08)新民三终字第16号(2008年12月11日)

【案情】

原告:北京三面向版权代理有限公司(下称三面向公司)

被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信息中心(下称信息中心)

原告三面向公司诉称:我公司是廖星成先生作品《农民增收所关注的十大热点问题(上)》(下称《农民》)一文的著作权受让人。被告信息中心未经许可,在其网站上转载了该文,未向我支付报酬。其行为侵犯了我公司对该作品的获酬权。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1700元及公证费1000元、律师费2000元、交通食宿费2000元,以上合计6700元。

被告信息中心答辩称:我方认可在信息中心网站的BBS论坛上转载涉案作品的事实。但文章是网民发布的,非我中心的行为,我中心不存在侵权。原告也并非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其请求赔偿的各项费用缺乏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法院举证如下:(1)(2005)京海民保字第03535号公证书,证明被告在其网站转载《农民》一文的事实。被告信息中心予以认可,法院予以认定。该证据证明了信息中心在其网站(www.ly.91info.com的BBS论坛)上转载《农民》一文的事实。(2)版权转让合同,以证明原告受让《农民》一文著作权的事实。被告辩称,无法确认合同中瘳星成的签名系其本人所签,故不予认可。法院认为,被告未提出任何对作者签名真实性合理怀疑的线索,仅以其无法确认签名的真实性作为证据抗辩主张不能成立,故对该组证据法院予以认定。该组证据证明了原告三面向公司受让了《农民》一文著作财产权的事实。(3)公证费、律师费、交通食宿费发票,证明原告为制止侵权而支出费用的事实。被告对该组票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法院认为,原告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公证费、交通食宿费系原告因侵权诉讼支出的费用,与本案侵犯损失的确定有直接的关联性。故对该组证据法院予以认定。

被告信息中心为支持其反驳主张,向法院举证如下:专家论坛信息浏览打印件、网民查看网页打印件,证明涉案文章的发布人是注册名为jbzy的网络用户。原告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法院认为,网络用户名是虚拟的,对实际网络用户的确定没有证据效力。故对该组证据法院不予认定。

法院经庭审质证,并依据对上述证据的认证,依法确认本案的法律事实如下:

2005年6月,原告三面向公司通过与作者廖星成签订版权转让合同,取得廖星成先生《农民》一文的著作财产权。该文章8500字,首次发表于2005年 5月22日的三农中国网(www.snzg.net)。同年12月,原告三面向公司发现被告的www.ly.91info.com网站的BBS论坛上刊登了该文章。2006年11月,三面向公司致函信息中心,协商赔偿事宜未果。同年信息中心对其网站上的侵权作品予以了删除。另三面向公司为本案诉讼支付律师费2000元、公证费1000元、交通食宿费2000元。

【审判】

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已在报刊上刊登或者网络上传播的作品,除著作权人声明或者报刊、期刊社、网络服务提供者受著作权人委托声明不得转载、摘编的以外,他人可以在网络进行转载、摘编。但应按照规定支付报酬、注明出处。未支付报酬或未注明出处的,应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本案原告三面向公司与作者廖星成签订的版权转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合法有效的合同。因此,三面向公司依据该合同取得涉案文章的著作财产权,受法律保护。《农民》一文已于2005年5月在三农中国网上发表,原告三面向公司未提供作者廖星成及三农中国网不得转载、摘编的声明,故信息中心可以在其网站上转载涉案文章,但应指明作者和出处,并自转载之日起2个月内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而被告信息中心在转载时既未注明作者姓名和出处,也未向原告三面向公司支付报酬,侵犯了原告的获得报酬权,应承担赔偿经济损失等侵权的民事责任。原告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要求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信息中心接到三面向公司的律师函之日起已删除了侵权文章,故法院已无必要再行处理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关于此案的赔偿数额,应根据作者的知名度、作品的商业价值、侵权行为的性质、范围等因素综合考虑。

关于被告有关涉案文章系网民发布、其非侵权人不应承担责任的抗辩主张。法院认为,依据我国法律规定,网络经营者对其经营的网站负有法定的管理责任。当其网站上出现侵权作品时,应当向权利人提供侵权者的真实信息,以保障权利人能够向侵权人主张权利。经营者不尽管理义务,不能向权利人提供侵权人真实信息的,应承担与侵权者等同的法律责任。被告信息中心不能提供侵权者的真实信息,应承担侵权责任。其不承担侵权责任的抗辩主张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

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第(七)项、第四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信息中心赔偿原告北京三面向版权代理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诉讼支付的各项费用共计3000元,限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宣判后,信息中心不服一审判决,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1)三面向公司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对涉案作品拥有著作权。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三面向公司对其拥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应当负有完全的举证责任,直至排除任何逻辑上的合理怀疑。在《版权转让合同》上权利人的签名的真实性无法确认的情况下,不能作出三面向公司已合法拥有了涉案作品的著作权的认定。(2)信息中心不是本案的侵权行为人,信息中心网站“专家论坛”栏目发布本案的涉案作品,但并不能证明具体的行为人是谁,我方对涉案作品的发布无过错。(3)原审认定三面向公司致函信息中心没有证据支持。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只有在我中心明知网络用户通过网络实施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行为,或者经著作权人提出确有证据的警告仍不采取措施消除侵权后果的才追究网络服务提供者与该网络用户的侵权责任,我中心不存在上述行为,故不构成侵权。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驳回三面向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三面向公司未出庭答辩亦未提出书面答辩意见。

二审中,上诉人信息中心未提交新的证据。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证据不足,法院对一审认定的如下事实不予确认:“2006年11月三面向公司致函信息中心,协商赔偿事宜未果”。

二审庭审后,法院根据转让合同上廖星成的联系方式与其取得电话联系,对方认可自己是《农民》一文的作者廖星成,也认可其与三面向公司就《农民》一文签订著作权转让合同,但不愿向法院出具证明,对此,信息中心表示不认可三面向公司享有《农民》一文的相关著作权。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法院予以确队。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法院经审理认为,《版权转让合同》是证明三面向公司享有涉案作品著作权并据以主张权利的主要证据,因此,三面向公司不仅应当提供其向法庭出示的《版权转让合同》与原件一致的证据,更关键的是要证明权利转让人身份的真实性,表现在本案中即合同中“廖星成”签名的真实性。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三面向公司对其拥有涉案作品的著作权应当负有排除任何逻辑上合理怀疑的举证责任。如信息中心未对《版权转让合同》上廖星成先生签名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则三面向公司以公证书形式证明《版权转让合同》的真实性即已完成举证责任。但本案一、二审中,信息中心均将签名的真实性作为主要的抗辩理由及上诉理由提出,原审法院在没有确认廖星成先生签名真实性的情况下以“信息中心未提出任何对作者签名真实性合理怀疑的线索,仅以其无法确认签名的真实性作为证据抗辩主张不能成立”为由认定《版权转让合同》的效力,属认定事实有误,法院予以纠正。

本案中,信息中心在网站上提供的仅仅是链接服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的规定,提供内容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网络用户通过网络实施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行为,或者经著作权人提出确有证据的警告,但仍不采取移除侵权内容等措施以消除侵权后果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法通则》第130条的规定,追究其与该网络用户的共同侵权责任。该解释第六条规定,提供内容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对著作权人要求其提供侵权行为人在其网络的注册资料以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无正当理由拒绝提供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法通则》第106条的规定,追究其相应的侵权责任。本案中信息中心的行为不存上述侵权情形:一是三面向公司不能举证证明信息中心存在明知他人侵权行为的存在或经警告仍不移除的情形;二是信息中心提供了发布人的注册信息及信息中心网站管理人的注册名,发布人未注明系转载作品,作为网站的管理人无法确认作品的来源,信息中心对涉案作品的发布无主观过错;三是三面向公司称其向信息中心出具了律师函,但其在一审中向法庭出示的律师函上没有任何信息中心签收的痕迹,信息中心对此亦不认可,原审法院对此份证据的认定缺乏事实依据。故信息中心提供链接服务的行为不构成对三面向公司的侵权,其要求法院判令信息中心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及公证费、律师费、交通食宿费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法院予以驳回。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认定部分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乌中民三初字第13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三面向公司的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一、二审法院对案件主要事实的认定大致相同,但判决结案大相径庭,究其原因在于一、二审法院对原告三面向公司的举证责任是否到位和被告信息中心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的认识和判断存在差异。

《农民》一文的作者系廖星成,因此,廖星成是《农民》的著作权人。依据三面向公司的诉称,其通过与廖星成签订《版权转让合同》取得了《农民》著作权的相关权利,对此三面向公司应当提供不能使人有任何合理怀疑的《版权转让合同》的真实性的证据,其中至为关键的是举证证明作为转让人廖星成的真实身份及其签名的真实性。然而三面向公司恰恰在这一关键点上没有完成举证责任。这就难免使人们生疑:在《版权转让合同》上签名的廖星成真的是《农民》作者的本人吗?其真的是与三面向公司签订《版权转让合同》的转让人吗?由于三面向公司的举证尚不能完全排除合理的怀疑,二审法院对三面向公司认为其是《农民》著作权的受让人作出否定的判断,是正确的。

由于二审法院认定信息中在其网站上转载《农民》一文,仅仅是提供链接服务,不构成侵权,并就此作了充分说理、准确评判,令人信服,故无须再赘述。

范文三:KTV侵犯著作权案例 投稿:陈扴扵



KTV侵犯著作权

来源:深圳商报  发布时间:

2013-01-08

深圳商报记者包力

认为对方未经许可在KTV公开使用点歌播放系统,播放其管理的《一封家书》等5首音乐作品,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将宝安区一家KTV告上法庭,索赔8万元。一审法院酌定被告按每首歌曲5000元的标准进行赔偿,共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2.5万元。宝安区这家KTV不服一审判决,向深圳中院提出上诉。深圳中院经审理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音协起诉】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诉称:该协会是国家版权局批准成立的音乐著作权管理组织。2009年,该协会委托公证处对深圳市快乐迪音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乐迪公司)在其KTV营业场所,公开使用点歌系统营业性播放该协会管理的《大海啊故乡》、《一封家书》、《小芳》、《牧羊曲》、《渴望》等5首音乐作品侵权情况进行摄像,并进行了公证。

随后,该协会将快乐迪公司告上法庭,认为该公司未经作者或该协会许可,擅自公开表演上述音乐作品,严重侵犯了权利人的著作权益。请求法院判令对方立即停止侵权,从曲库中删除侵权作品,并在报纸上公开赔礼道歉,赔偿其经济损失每首歌曲1万元,制止侵权的合理支出3万元,共计8万元。

一审开庭时,快乐迪公司请求法院驳回对方诉讼请求。宝安区法院一审认为,根据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提交的合同等证据,可以认定王立平、李春波等上述5首歌曲的词曲作者授权该协会管理上述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广播权和录制发行权,并有权以该协会的名义向侵权行为人提起诉讼。

在本案中,快乐迪公司将涉案歌曲收录于其数据库中,通过其点唱机向消费者提供自娱性演唱或观看服务,其行为是借助技术设备公开播送、放映录音或音像制品等形式的公开表演。该公司未经著作权人或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的许可,且未支付报酬即进行营利性表演,是侵犯著作权的行为。

该院综合考虑涉案音乐作品的知名度、市场价值,被告KTV侵权方式、主观过错程度、获利情况等因素,酌定快乐迪公司按每首歌曲5000元的标准进行赔偿,共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2.5万元,同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不服上诉】

快乐迪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深圳中院提起上诉。

该公司上诉认为,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和相关词曲作者签订的合同中规定,“合同的有效期为3年,至期满前60日著作权人未提出书面异议,本合同自动续展3年,之后亦照此办理。”这些合同都是上世纪90年代签下的,3年期满后著作权人是否提出了书面异议?这点不得而知,不能认为

该合同目前仍有效,法院应对此进行调查。

该公司还认为,作为一个普通的KTV经营者,根本没有注意到KTV播放系统会侵犯著作权人的权利。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作为“专门维护作曲者、作词者和其他音乐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非营利性机构”,也从未通过任何形式通知该公司有关使用其管理的音乐著作权费用问题,其没有尽到合理通知的义务,KTV不知道该向哪家机构缴纳所谓的使用费。该公司一直守法经营,如果早点接到类似的通知肯定会及时进行处理,不至于走上被告席。再说现在KTV业务逐渐萎缩,行业进入衰退期,每首歌曲都支付如此高的版权费用,最终结果是整个行业难以为继。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则认为,目前5首歌曲的著作权人均未提出书面异议,合同全部有效。如果快乐迪公司对此有异议,应自行承担举证责任。

【维持原判】

深圳中院认为,五案均为侵犯著作财产权纠纷。音著协通过与音乐作品《渴望》、《小芳》、《一封家书》的词曲作者签订《音乐著作权合同》,取得了以信托方式管理上述作品的公开表演权、广播权和录制发行权的权利,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向侵权者提起诉讼;音著协通过与音乐作品《牧羊曲》、《大海啊,故乡》的词曲作者签订《音乐著作权转让合同》,取得了上述作品的公开表演权、广播权和录制发行权。

关于快乐迪公司提出一审判决未查清涉案《音乐著作权合同》及《音乐著作权转让合同》是否仍然有效之上诉理由,法院认为,涉案《音乐著作权合同》明确约定在作者未提出书面异议的情况下合同自动续展,涉案《音乐著作权转让合同》明确约定在作者未书面要求终止合同的情况下合同有效期为作者所享著作权的受保护期,快乐迪公司对作者是否提出异议或要求终止合同提出质疑,但并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原审法院根据现有证据认定音著协依法享有相关权利并无不妥,故对于此项上诉理由,法院不予采纳。

快乐迪公司作为一家经营卡拉OK的娱乐业企业,应当知道未经权利人许可在其营业场所公开播送涉案作品属于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同时,快乐迪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经尽到相关注意义务。因此,对于快乐迪公司提出其无主观过错的上诉理由,法院不予支持。深圳中院遂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点评】

深圳中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叶艳法官认为,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是依法成立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音著协通过签订合同的方式,取得了涉案五首音乐作品的词曲作者的授权,可以以自己的名义为作者主张

权利,因此,音著协能够作为原告提起本案诉讼。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人对作品享有“表演权”,既能够控制对作品进行现场表演的行为,也能够控制对作品的表演使用机器设备予以公开播放的“机械表演”行为。KTV、酒店、商场、餐厅等场所播放音乐的行为就是典型的机械表演,经营者在这些营利性场所播放受保护的音乐作品,应当取得著作权人的同意并支付报酬。本案当事人快乐迪公司未经权利人许可,在其KTV内公开使用点歌系统播放涉案五首音乐作品,构成了对著作权人所享有的“表演权”的侵犯,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2011年度湖北法院 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之(七)

  

案例七:“金芒果”KTV侵害作品放映权纠纷案

    原告:重庆金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被告:宜昌蓝色天空餐饮娱乐有限公司

    案号:(2011)宜中知民初字第00070号

    【案情】

    重庆金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盾公司)经授权依法取得《姑娘我爱你》、《姑娘动了我的心》、《爱的天堂》、《大美女》、《远方情人》、《阿啦家园》、《西藏之恋》、《青藏人》八首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金盾公司认为宜昌蓝色天空餐饮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色天空公司)未经允许,在其经营的“金芒果”KTV中使用上述音乐电视作品,侵犯其放映权,给其造成经济损失,遂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蓝色天空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等。

    宜昌中院经审理认为,蓝色天空公司与湖北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签订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及服务合同》及其附件中没有附歌曲清单,不能证实其缴纳的版权使用费中含有重庆金盾公司起诉的八首歌曲,蓝色天空也没有提交证据证实其放映涉案作品得到了权利人的许可,故对于蓝色天空辩称的已经依约向湖北天合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缴纳了版权使用费,不构成侵权的主张,应不予支持。蓝色天空公司在其经营的“金芒果”KTV从事经营活动时,未经权利人金盾公司的许可,放映了金盾公司享有著作权的音乐作品,侵犯了金盾公司的著作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行为、赔偿损失的民事法律责任。据此,宜昌中院于2011年11月2日作出判决,判决蓝色天空公司赔偿金盾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合计人民币19756元。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点评】

    本案系卡拉OK经营者侵害音乐电视作品放映权纠纷案。案件涉及两方面的问题:一是音乐电视作品著

作权权利主体的认定。本案中,金盾公司提交的《民族音乐作品集》上明确标注金盾公司为著作权人,并结合词曲作者的授权公证书以及成都藏逸文化艺术有限公司的授权书,可以认定涉案音乐电视作品的著作权人为金盾公司;二是侵权事实的认定。本案所涉的KTV经营者已经向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音集协缴纳了版权费,但因音集协的授权曲目不明,KTV经营者使用了音集协会员之外的非会员的作品。在音集协未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判令KTV经营者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KTV经营者的损失也可向音集协追偿。但在当事人申请追加音集协为共同被告时,人民法院可追加音集协为共同被告,判令KTV经营者停止侵权但不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判令音集协赔偿权利人的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这样既保护了未加入集体管理组织的权利人的权利,又维护了已经缴纳版权费的合法经营KTV的经营者的利益,还可以促使集体管理组织规范其授权和经营行为。另外,KTV经营者还主张购买的播放设备中存储大量歌曲,其中包括涉案的音乐电视作品,但KTV经营者应当提交购买设备的合同等证据,并申请追加安装播放设备的经销商为共同被告。KTV经营者如果能够证明所使用的作品、制品系他人复制在点唱设备中的,人民法院也可认定KTV经营者未实施复制作品、制品的行为。 

《江苏法院2011年典型案例选》之(十四)

       

14、KTV歌厅侵权案

  【案情简介】

  2011年7月,重庆金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一纸诉状将镇江市我的音乐娱乐有限公司告到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自己依法取得《姑娘我爱你》MTV作品的著作权,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KTV歌厅中使用了上述MTV作品,侵犯了自己对该作品依法享有的放映权。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诉请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被告未经相关权利人许可,亦未支付报酬,在其经营的KTV歌厅利用设备商业化公开再现涉案音乐电视作品,侵犯了原告对涉案作品享有的放映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遂作出一审判决:被告立即停止播放侵犯原告涉案MTV音乐电视作品《姑娘我爱你》享有的放映权的行为;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00元以及原告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2530元。

  【点评】

  本案涉及到的核心问题是涉案的MTV《姑娘我爱你》是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还是仅属于录音录像制品?

  如果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则该MTV的制片人独立享有该作品的著作权,而作品中使用的词、曲作

品的权利人则因已经许可制片人使用词、曲作品而失去对KTV的诉权。但是如果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而仅属于录音录像制品,则不仅录音录像者可以向KTV主张邻接权,词、曲作品的权利人也可以单独KTV主张著作权。因此,对于因KTV播放MTV而引发的著作权纠纷,首先要判断该MTV是否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从而确定主张权利的原告是否具备诉讼主体资格。

  而判断KTV播放的MTV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关键要从构成“作品”的条件入手分析。以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应当符合以下条件:1、将一系列有伴音或无伴音的画面摄制在一定介质上,并能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2、音乐与画面内容有连续性、动态性且有机联系、配合而相得益彰;3、画面内容具有最低限度的独创性。本案中,涉案作品从头至尾通过对一对西藏青年男女从相识相知相恋多地场景的连续动态画面,以人入景、以景入情,词曲景人互动相溶,声情并茂,表达了西藏青年热爱生活、向往爱情、追求爱情、忠于爱情的主题,具有独创性,应认定为作品。因此,原告作为涉案作品的制片人,其著作权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范文四:知识产权课作业关于著作权侵权案例分析 投稿:梁巕巖

浅析旭日阳刚《春天里》侵权问题

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凭借翻唱汪峰的《春天里》而幸运的登上了 2011 年的央视春晚。春晚后旭日阳刚迅速走红且商业邀约不断,此时汪峰则以侵犯著作权名义声明旭日阳刚今后不得以任何形式演唱《春天里》,汪峰在其博文中还这样说,根据相关规定:当创作者身为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的情况下,他所创作的作品被允许任何人在任何形式的演出、活动中,在没有任何监督的情况下任意使用,如果自觉申报商业收入,有邀请方付相关费用给协会,再有协会分配给创作者换言之,如果没有任何监督,核查和自觉性,无论次数以及价值都无从考证,任何人可以随意使用。那么从法律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汪峰是否有权发禁唱令,发出了禁唱令后,旭日阳刚真的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演唱《春天里》么?

《春天里》属于音乐作品,根据《著作权法》,汪峰作为词曲作者对《春天里》享有完整的著作权,即表演权。《著作权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演出,表演者应当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演出组织者组织演出,由该组织者取得著作权人许可,并支付报酬。根据上述规定,旭日阳刚演唱汪峰的《春天里》属于表演者,汪峰作为词曲作者是有权禁止旭日阳刚演唱《春天里》的,旭日阳刚未经汪峰许可,公开对汪峰的音乐作品《春天里》进行演唱,显然侵犯了其表演权。

任何一项权利都不是绝对的,著作权也不例外。根据著作权法规定,在符合“合理使用”和“法 定许可”的情况下,可以不必征得著作权人的同意使用其作品。所谓合理使用,是指根据法律的明文规定,不经著作权人同意而无偿使用其作品。《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一项规定“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第九项规定“免费表演已经发表的作品,该表演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旭日阳刚如果是在独自学习欣赏或者免费演出的情况下,就可以依据上述规定,不经汪峰同意且不用给付报酬而翻唱其作品,但实际显然并非如此。

所谓法定许可,是指依照法律规定,不经著作权人同意有偿使用其已经发表的作品。《著作权法》第三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录音制作者使用他人已经合法录制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就《春天里》而言,旭日阳刚是《春天里》的表演者,而不是录音制作者。仅此一条,就足以将旭日阳刚挡在法定许可的门外。而汪峰的“禁唱令”禁止的也是旭日阳刚“翻唱”行为,并非禁止旭日阳刚录制他人翻唱《春天里》的行为。如果旭日阳刚成为录音制作者,或者电台、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就可以依据著作权法的上述规定,不经汪峰同意而对其作品进行制作或者在节目中播放,但应当支付相应报酬。

由此可知,旭日阳刚翻唱《春天里》侵犯了汪峰的著作权,汪峰发布“禁唱令”的行为是合法行使其著作权,其维权行为本身不该受到诸多非议与责难。至于娱乐圈的炒作行为我们早已司空见惯,回想几年前超女邵雨涵翻唱《两只蝴蝶》引发的侵权诉讼,不禁让人唏嘘不已。

对于旭日阳刚侵犯汪峰的著作权问题的思考:尽管我国的著作权法已经初步建立,但是在实施细则上还存在着诸多的不足和空白,与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还不相称,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改善:首先要制定和完善有关著作权相配套的行政执法的规章,著作权人维权时不仅有法可依,司法机关也能切实把执行落到实处,增强法律法规的可操作性;其次,知识产权侵权判断标准应该随着社会数字化的前进更加灵活、具体,以防止出现一些新的知识产权侵权形式钻法律的空子;最后,提高知识产权侵权赔偿金额,建立惩罚性赔偿制度,这样方能对潜在的侵权人起到威慑作用,起到事先预防的效果。

范文五:[案例分析]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投稿:杜鐶鐷

原告贵州省某市文化局,

法定代表人邹某,某市文化局局长。

被告张某,导演

被告张某,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被告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

原告贵州省某市文化局与被告张某、张某、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由原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于2010年1月21日受理,后因原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被撤销,由新成立的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2010年5月11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贵州省某市文化局的委托代理人李俊、陶立峰,被告张某、张某、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佟洁、林微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贵州省某市文化局诉称,由被告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作为出品人、张某为制片人、张某为编剧和导演拍摄了电影《某》。拍摄时,某市詹家屯的詹学彦等八位地戏演员应被告的邀请前往丽江,表演了“某地戏”传统剧目中的《战潼关》和《某》,被告将八位地戏演员表演的上述剧目剪辑到《某》影片中。但该影片中却称“云南面具戏”。被告将特殊地域性、表现唯一性的某地戏误导成云南面具戏,歪曲了某地戏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民间文学艺术,侵犯了原告的署名权。并在事实上已造成对中外观众误导,前往云南寻找影片中的面具戏的严重后果。现诉请法院,要求判令被告分别在《法制日报》、《中国日报(英文)》中缝以外版面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判令被告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在以任何方式再使用影片《某》时,应当注明“片中的云南面具戏实际上是某地戏”。

被告张某、张某、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辩称,

影片《某》的出品人是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出品人是影片作品的所有人。故要求驳回原告对张某、张某的诉讼请求。

《某》拍摄于2004年11月,上映于2005年12月,而“某地戏”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在2006年5月,原告无权向被告追溯主张署名权。况且,《某》是一部虚构的故事片,而不是一个专门介绍傩戏、面具戏或地戏的专题片或纪录片,原告不能要求作为艺术创作者的被告承担将艺术虚构与真实存在相互对接的义务。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某地戏”是流行于我国贵州省某地区的一种地方戏剧,2006年6月,国务院将“某地戏”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2004年11月11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影事业管理局为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香港精英集团(2004)企业有限公司颁发“中外合作摄制电影许可证”,许可证载明:影片名称《某》;中方摄制单位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外方摄制单位香港精英集团(2004)企业有限公司。2005年7月14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影事业管理局颁发“电影公映许可证”,在国内外发行电影《某》;该许可证载明出品人为: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该片片头字幕显示的相关制作人员包括编剧、导演张某,制片张某等。

影片《某》讲述的是两对父子的故事,反映的外景环境为中国云南省的丽江。影片放映至6分16秒时,画面出现了戏剧表演《某》,此时出现画外音:“这是中国云南面具戏”。影片中戏剧表演者有被告北京某影业有限公司从贵州省某市詹家屯“三国戏曲演出队”所聘请的演员。在该影片片尾字幕出现的演职员名单中标示有“戏曲演出:贵州省某市詹家屯三国戏队詹学彦等八人”字样。

直到本案诉讼中,云南省丽江市丽江影城仍在长年播放影片《某》。

以上事实,有涉案影片《某》光盘、摄制许可证、公映许可证、涉案电影海报、影院入场券以及原、被告陈述等材料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史料记载,“某地戏”是我国贵州省某地区历史上“屯田戍边”将士后裔屯堡人为祭祀祖先而演出的一种傩戏。在世代相传、继承、修改和丰富下形成了现有的民间文学艺术。“某地戏”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依法受到国家的保护、保存,任何非法侵占、破坏、歪曲和毁损等侵害和不利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保存、继承和弘扬的行为都应当予以禁止和摒弃;任何使用者包括出品人、制片人、编剧和导演等都应当尊重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审理本案,已经看到“某地戏”不断得到包括原告在内的国家各级有关机关和社会公众的重视,保护、保存意识和措施也不断增强和完善。然而,作为负有保护、保存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的地方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在以自己名义提起与他人著作权权属和侵权纠纷时,首先应当严格依照现有著作权法和相关法规的规定行事。

涉案影片《某》是一部关注人性、亲情的创作的故事影片,贯穿全剧表达的中心思想是父子情。就整体影片来说,联系两对父子的“傩戏”仅仅是故事的一个引子,并非该影片的重心。被告将真实存在的“某地戏”作为一种文艺创作素材用在影片《某》作品中,但被告在具体使用时,就戏剧表演的配器及舞台形式加以一定的改动,使之表现形式符合电影创作的需要更加丰富与感人,并为了烘托整个影片反映的大环境与背景,将其称为在现实中并不存在的“云南面具戏”。此种演绎拍摄手法符合电影创作的规律,区别于不得虚构的新闻纪录片。

影片《某》所使用“某地戏”片断虽根据剧情称为“云南面具戏”,但被告在主观上并无侵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故意和过失,从整体情况看,也未对“某地戏”产生法律所禁止的歪曲、贬损或者误导混淆的负面效果。故本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同时,本院也愿意提醒作为电影事业从业者的被告,今后更应当增强对我国著作权法和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的学习运用,谨慎从业,尽可能预防和避免民事纠纷的发生。

综上所述,“某地戏”作为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一,应当依法予以高度的尊重与保护,这并无疑义。但涉案影片《某》使用“某地戏”进行一定程度创作虚构,并不违反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故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六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贵州省某市文化局之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七百五十元,由原告贵州省某市文化局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范文六:关于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的案例 投稿:白熒熓

关于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的案例

一、原告:艾影上海商贸有限公司

被告:青岛利群百货百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第一被告下属的长江购物广场

青岛纺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二、原告诉求

1.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所享有的著作权

2.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本案合理支出共20万元

3.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三、法律事实

原告陈述称经过相关著作权人的授权取得了《哆啦A梦》在中国地区的著作权,且原告发现市场上存在由第三被告生产,第一、第二被告销售带有哆啦A梦形象的枕头,认为三个被告侵犯了自己的著作权,提起了诉讼。但三个被告分别以原告并不是著作权人及他们所生产、销售枕头上的卡通形象与哆啦A梦有明显的差异作为抗辩理由。

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提供了如下的证据:1.公证书2011宁石证经内字第8050号及光盘,证明哆啦A梦形象的著作权归属于藤子.F.不二雄株式会社。2.2013沪静证证字第1262号,用于证明藤子会社将著作权授权给集英社,集英社可再次授权。3.2013沪静证证字第1263号,用于证明集英社将权利授予迪拜影业,香港影业可代理行使上述授权之权利。

4.2013沪静证证字第1265号,用于证明香港影业将权利授给艾影公司。授权期限为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0日,而2013年6月18日原告在第二被告长江购物广场购买了被控产品,12月18日提起了诉讼,所以艾影公司作为本案原告诉讼主体适格,享有著作权。

法院查实:第三被告确实未经原告的许可,擅自在其生产的产品包装上使用与原告享有哆啦A梦形象基本一致的卡通形象,侵害了其作品的复制权、发行权,而对于第一、第二被告未经原告许可,擅自销售与哆啦A梦形象基本一致的卡通形象枕头,应承担停止侵害的责任,但由于已经尽到部分审查、监管、注意义务,并且主观上并无侵犯故意,所以免于赔偿。

四、法院判决

1.第一、第二被告立即停止销售侵犯艾影公司著作权的行为

2.第三被告立即停止生产侵犯艾影公司著作权的枕头行为

3.第三被告赔偿艾影公司各项经济损失9万元(不是原告所要求的20万元,是因为综合考虑到哆啦A梦卡通形象的知名度、商业价值、第三被告经营规模等因素,酌情确定)

4.案件受理费4300元,保全费1520元,共计5820元,原告承担2900元,第一被告、第二被告共同承担920元,第三被告承担2000元

范文七:网络著作权侵权规定的法律规范_以首例视频侵权案_土豆侵权案_为例分析 投稿:武鎥鎦

本刊聚焦

BENKANJUJIAO

从2007年国内规模最大视频分享网站土豆网首次被告侵权以来,已经先后有数十起视频网站被告侵权立案,尤其是奥运年视频转播的争夺战使得这一问题更加突出。视频网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在网络著作权侵权案中的法律责任如何判定?本文以土豆网侵权案为例着力论述这一问题。

一、视频网站侵权案例分析2007年4月,土豆网被新传在线(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原价为5000元/人。同时,8月3日,PUMA首次在中国北京迎来了品牌所赞助的拉齐奥体育俱乐部,与众多球迷和PUMA酷爱者一同见证了北京庄胜崇光百货广场五楼的PUMA专卖店新装开幕仪式,并且举办了拉齐奥队北京见面会,与球迷们“亲密接触”,更掀起意大利超级杯在鸟巢举行的足球热浪!⑥

商业体育赛事的成功举办需要厚实以及广泛的群众基础,覆盖面越广,赛事票房就可能越高,利用多种传播源进行信息传播也就显得非常必要。

3.大力挖掘影响源

很多商业体育赛事的推广者仅仅关注信息源以及传播源,而忽略了影响源,但实际上,影响源的作用是潜移默化的。2009年意大利超级杯举行的要素集合了“奥运会一周年”、“全民健身日”以及“鸟巢”等几个重要的关键词,上述关键词也称得上是影响源。

北京奥运会惊艳世界,国人也因鸟巢倍感骄傲与自豪。按照中国的习俗,一周年一般都会大庆,鉴于此,意大利超级杯选中了2009年最佳比赛日,即“奥运一周年”之日。除了奥运一周年之外,意大利超级杯北京赛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背景,2010年是中意建交40周102010.01

告称被告在未经原告许可且未支付报酬的情况下,通过所运营之网站“土豆网”向用户提供电影《疯狂的石头》的在线播放,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电影作品《疯狂的石头》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15万元。这桩被称为“国内视频网站版权第一案”的官司,在业内和网友中引发了强烈的讨论。而作为第一例影响极大的视频共享网站侵权案,其审判结果必然会为行业同类年,2009意大利超级杯北京赛已经成为系列庆祝活动中的一项重要内容,除了体育明星之外,中国演艺界众多明星也云集鸟巢,共度欢庆时刻,中国网有述评,“8月8日是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一周年的纪念日,当晚歌唱家、歌手的倾情演唱,将让这一项极富意义的国际顶级赛事以文化致命谱写辉煌”。⑦

鸟巢本身就是关注度颇高的影响源,关于意大利超级杯在鸟巢,媒体是这样定义的:这也是“鸟巢”在奥运会后的第一场比赛。自北京奥运会结束以来,鸟巢举行过演唱会,但没有举行相关体育赛事,广大民众对于在鸟巢欣赏体育比赛的记忆开始消退。也许,2009年只有意大利超级杯才能让7万多球迷走进鸟巢,享受到世界第一运动带来的快乐。

全国数十座大中城市都在8月8日当天举行着主题为“全民健身日”的足球比赛,数十场足球比赛与当天规模最大、关注度最高的意大利超级杯交相辉映,首个全民健身日的影响力也因此最大程度延伸。

意大利超级杯的几点影响源都在诉说着一点,即“奥运会一周年之际,大家应该到鸟巢看意大利超级杯”。

显然,通过大力挖掘影响源,商业体

1日

⑤杨明:《运行皇马中国行高德公司这次赔了》,《南方日报》,2005年7月24日

⑥http://www.yoka.com/2009/0807235594.shtml,《PUMA拉齐奥2009意大利超级杯足球赛北京见面会》,《YOKA时尚网》,2009年8月7日

⑦http://ent.ifeng.com/mala/live/200908/0804_425_1283372.shtml,《毛宁担任中意文化大使奥运纪念日鸟巢放歌》,凤凰网娱乐频道,2009年8月4日

(作者单位分别为:石狮日报社、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案件树立一个范例,而对于判词及审判过程中援引法律等问题的审视、反思也会对今后网络著作权的立法、执法起到提供一种思路。

2008年3月1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土豆网站侵权案作出如下判决:被告明知会有盗版和非法转载作品被上传至“土豆网”的可能,却疏于管理和监控,导致一度热播之影片《疯狂的石头》被网络用户多次传播而未能得到及时删除,故被告主观上具有纵容育赛事活动的影响力将发挥到极致。注释

①陈均:《揭秘意大利超级杯背后处长创造了7000万票房纪录》,《东方早报》,2009年8月11日

②朱本瑞:《如何做好隐性新闻的策划与报道》,《传媒观察》,2007年第12期,第61页

③体育专题:《谁制造了7700万元票房奇迹》,《东方早报》,2009年8月11日

④曹竞:《皇马中国行:中国足球挣到了什么》,《中国青年报》,2003年8月

!!!!!!!!!!!!!!!!!!!!!!!!!!!!!!!!!!!!!!!!!!!!!!

BENKANJUJIAO

和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原告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过错。判令土豆网运营商上海全土豆网络科技公司立即删除土豆网上的侵权电影,并赔偿享有该电影网络信息传播权的新传在线(北京)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万元。①“土豆侵权案”的审判焦点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

1.是否适用“避风港”原则著作权领域的“避风港”条款最早出现在美国1998年制定的《数字千年(DMCA法案)。是指在发生著版权法案》

作权侵权案件时,当ISP(网络服务提供并不制作网页内商)只提供空间服务,

容,如果ISP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我国2006年7月1日颁布实施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也明确规定了信息网络传播权领域的“避风港”原则。《条例》第23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搜索或者链接服务,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条例规定断开与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链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明知或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的,应当承担可见是否适用“避风共同侵权责任。”

港”原则的关键在ISP是否“明知或应知”侵权。

目前,各视频共享网站在“隐私和版权”条款中都写有类似土豆网之版权声明,如“本网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对非法转载、盗版行为的发生不具备充分的监控能力。但是一经发现,负有移除盗版和非法转载作品以及停止继续传播的义务。我们对他人在网站上实施的此类侵权行为不承担法律责任,侵权的法律责任概由本人承担。”但是,“土豆案”一审法院对此声明不加理睬,而且明确强调,被告不能以其已在网站“使用协议”中发布版权声明而对网站上显而易见的侵权行为听之任之。

在土豆侵权案中,上海全土豆网络进科技有限公司应用了“避风港原则”行抗辩,称其属于网络存储空间的提供者,“土豆网”上所有内容都是用户上传的,一旦有盗版或者侵权其就会予以删除;“土豆网”的审核是计算机按照特征码进行自动识别的,而《疯狂的石头》没有特征码,故不知道该作品涉嫌侵权,也从未收到过原告的通知。在接到起诉

《条例》规状后立即进行了删除,故符合定的免责条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法院审理认为,对于此类网络服务提供者侵权责任承担与否的认定,应当根据《条例》的相关规定并结合具体案情进行综合判断。首先,土豆网提供的并不是单纯的网络存储空间服务,实际上是一个影音、视频的发布网站,删除涉嫌侵权作品的处理页面恰恰说明土豆网对上传到网上的作品是有批准过程的,因此被告称无法得知侵权是逃避责任的一种托词。其次,从常理上来分析,一部电影拍摄所需倾注的人力和财力、涉案影片的热门程度等方面分析,被告作为专业网站理应知晓电影《疯狂的石头》一般不会是著作权人自行或许可他人在互联网上发布供公众无偿观看的。因此,可以认定被告主观上具有纵容和帮助他人实施侵权的过错。另外,法官从土豆网的后台设置分析被告有权利和能力掌握和控制侵权活动的发生,但是用户先后多次发布《疯狂的石头》而未被删除,判断被告主观上具有纵容和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原告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过错,不完全具备《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2条所规定的可不承担赔偿责任之条件。

从判词来看,侵权认定缺乏所使用的多是或然判断。但是,推断理由和结论之间并不是必然的、唯一的。让人感觉在这个问题上似乎适用了双重标准:侵权认定的无过错责任,以及侵权损害赔偿的过错责任。所谓无过错原则即不论行为人主观是否有过错,只要其行为与损害后果间存在因果关系,就应承担民事责任。从理论上说,归责原则强调的是行为者是否应承担责任的判断依据。“责任是归责的结果,但归责并不意责任的成立味着必然导致责任的产生。

与否,取决于行为人的行为及其后果是否符合责任的构成要件,而归责只是为责任是否成立寻求根据,而并不以责任

的最终成立为最终目的。”

〈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把行

“帮助侵权”视为“共同侵权”的一种类型,认为:“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人,为共同侵权人”。共同侵权的合法性基础在于它合理分配损害,以减少社会危险因素,使受害人处于更优越的《民法律地位,从而获得更充分的保护。法通则》第130条规定:“二人以上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根据“连带之责”的原则,所有的共同侵权人都是必要的诉讼当事人,只有将直接侵权行为人列为被告,才可以对共同提供帮助的其他行为人提起诉讼。侵权责任的创设是为了让有共同侵权行为的人共同承担责任,而实际上却并非只有网如此。在诸多的网络侵权事件中,络服务商作为可视的责任人而最终独立承担侵权责任。虽在民事诉讼中可行,但是直接侵权人逍遥法外,网络侵权也并不会因此而减少,并没有起到改善网络环境的作用,在一定程度是社会资源的浪费。即使网络服务商在我国的连带责任中有权在全额赔偿之后继续追究最初侵权人的责任,但是,要想找到版权人自己都殆于寻找的侵权人,还要付出额外代价。这样看来,追偿权只不过是以一种极其合乎规范和程序正义的方式将查找真正侵权人的重负转移给了网络服务商。合法的权利和程序就这样产生了不尽合理的责任、风险转嫁。

二、从“土豆案”看网络著作权侵权判定的法律缺失

在网络环境中,中国著作权法的模糊性和法院解释的不可预测性,给互联网行业发展带来风险和忧惧。中国急需完善法律,营造一个既有利于技术发展,又不能侵犯他人权益的法律环境。为了更好地实现这个目标,中国著作权法需要修改直接侵权责任和过失侵权责任,规定更高要求的主观要件的间接责任理论。

1.明确间接侵权、帮助侵权责任我国现存法律对共同侵权行为的定义过于简单笼统,在司法实践中,法院直接套用一般侵权行为法的规则解决网络侵权中的“间接责任”案件,出现《著作权法》没有“间了大量争议。我国

接侵权”、“帮助侵权”的用语,但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人,为共同侵权人”。

2010.0111

2.属于哪种侵权行为

在土豆侵权案的审理中,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主观上具有纵容和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原告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过错”。我国法律没有“帮助侵权”的专门表述,但是,在司法解释中有引申阐释。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贯彻执

本刊聚焦

BENKANJUJIAO

媒体与司法的冲突形成及解决之道

◇侯佳媛

新闻媒体和司法机关是两种重要的社会规制力量,二者共同致力于社会在实正义的实现以及社会福祉的提升。践中,新闻媒体促进司法机关的公正审网络热炒的杭州飙车判,比如2009年,案、湖南罗彩霞案、湖北邓玉娇案等案件由于有了新闻媒体的介入,最后都有了比较满意的结局。司法机关保护新闻媒体的正常运行以及对其受到损害后进行救援。但是在有些情况下,二者又会发生这样或那样的冲突,比如沸沸扬扬的“许霆案”由于新闻媒体的“同情报对于“帮助侵权”,民法理论的解释是:指示目标或以言辞激励通过提供工具、

等方式从物质或精神上帮助直接侵权人。帮助侵权的成立,要求直接侵权行为成立且帮助者主观上一般出于故意;但在特殊情形下,如确属对加害行为产生辅助作用,也可承担责任。③故意的确定,在侵权法理论上存在争议,学界通常采取折衷主义:行为人应当认识或预见到行为的结果,同时又希望或包放任其发生。因而故意之主观状态,括明知侵权而有意为之直接故意,应知侵权而放任间接故意两种。《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3条则明确为“明知或者应知侵权”。如何判断“有理由知道”,客观化标准应是以“理性人”或“善良诚信之人”的注意力为衡量标准,故而人们通常担忧课赋技术发展者以较高的注意力要求可能会阻碍技术创新活动。④土豆网侵权一案的判词说:“被告明知会有盗版和非法转载作品被上传至土豆网的可能,却疏于管《疯狂理和监控,导致一度热播之影片的石头》被网络用户多次传播而未能得到及时删除,故被告主观上具有纵容和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原告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过错。”显然有失笼统和偏颇。要知道,服务对象将信息上传到122010.01

道”,以致审判结果背离了法律的规定,这使得我们不得破坏了法律的确定性。

不思考,新闻媒体和司法机关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二者之间冲突的成因是什么?应该构建一种什么样的机制才能促进二者之间的良性共存?

新闻监督与司法审判之间的关系一、

新闻监督是指新闻机构通过新闻媒体监督社会上不当作为和不良现象,以披露的方式督促上述行为和现象得作为现代社会治理机制以纠正的行为。

中重要一环,新闻监督的重要性已经被服务器,这一过程是自动的,中介服务商并不该知晓信息内容,只有到服务对象将信息上到网络后,服务商才可审查土豆网虽在辩词中称其审核是和监控。

计算机按照特征码进行自动识别的,也只能辨别出上传者上传影视作品时用的是盗版还是正版光碟,并不能辨别出上传行为是否违法。那么从用户上传至服务器到服务商应该知道侵权,法律没这就意味着只要有作出任何时间限定。

有用户上传未经授权的影视作品,服务商就难脱帮助侵权罪责。这对每天在上传数万或者数十万计,而员工只有几个人的视频共享网站来说,难免过于苛责。因而,法律应该规范当影视作品被存储置于中介服务者的控制之下,中介服务者负有依据“表面合理标准”、在“合理时间”审查信息合法性的事先审查义务。而这里合理判断的标准、合理时间,都需要法律明确标准。

2.考虑到网络著作权的特殊性从诸多网络著作权侵权案例来看,审判方把网络著作权简单地看作传统版权向网络的延伸,忽视网络的特性,没有认识到正是因为网络技术的存在使得网络著作权具有了不同于传统著作权的特殊性。这导致在司法实践中,常以出版商之注意义务要求网络服务

人们逐渐认识,并在社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比如朱镕基同志1998年到中央电视台视察并与电视台领导和“焦点访谈”栏目的新闻工作者举行座谈时就明确指出“舆论监督非常重要,它对我国的人民与法制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

司法审判是司法机关通过查明事实并适用法律的方式来解决社会纠纷的机制,其目的是为了保障人民利益和司法权是国家权力的重实现社会正义。

要组成部分,是司法机关特有的专属权提供者,对用户所传的每一个视频都要而其所面对负有审查合法来源的义务。

的是开放性和交互性极强的互联网和每秒钟不计其数的信息流量,必然背上沉重的负担。另外,网络服务商非版权专家,即使尽到注意义务,也未必能够辨明作品是侵权之作还是合理使用。忽视互联网的特殊性,就无法从根本上正确解决网络著作权的保护问题。忽略服务商的工作实际,将使所有站在被告席上的视频网站无可避免的承担侵权责任。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侵权门槛,与发展网络技术的基本目标和价值取向—————便利信息的交流与传播是背道而驰的。

参考文献

①《中国法院裁判文书库》,发搜网。http://www.fsou.com/html/text/fnl/1175367/117536773.html

②李永军:《合同法原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

③王利明、杨立新:《侵权行为法》,1997,191北京:法律出版社,

④梁志文:《论版权法之间接侵权责任———以<网络信息传播权条例>为中心》,《法学论坛》,2006.5.104

(作者系西北政法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

!!!!!!!!!!!!!!!!!!!!!!!!!!!!!!!!!!!!!!!!!!!!!!

范文八:[案例分析]一起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投稿:程欵欶

审理法院: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由:著作权侵权纠纷

原告:上海××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贵州××超市

代理律师:金生平律师

【案情简介】原告上海××科技有限公司认为被告贵州××超市销售的“拖鞋”上的图案,与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猴系列之公猴××”相同或类似,从而认为被告销售“拖鞋”商品的行为侵犯了原告享有的“××猴”系列作品著作权。

【法院审理】法院审理认为:原告经上海市版权局登记,取得了“××猴”系列作品《作品登记证书》,是“××猴”系列作品著作权人,其著作权应受到法律保护。经过对比,被告销售的“拖鞋”上的图案与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美术作品“××猴系列之公猴××”,二者之间在形状、样式、颜色、结构、动作等不相同或不相似,在具体细节特征上如发型、发髻、眉宇、眼睛、耳朵、嘴唇、躯干及装扮上均有显著区别,并不会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故不能认定被告销售“拖鞋”商品的行为侵犯了原告享有的“××猴”系列作品著作权。

据此,该院作出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范文九:[案例分析]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投稿:潘笮笯

关于新疆某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诉

吐鲁番市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代 理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人受吐鲁番市浩然法律服务所的指派,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接受原告新疆某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委托,担任该公司与被告吐鲁番市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的诉讼代理人。现就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发表以下几点代理意见,供法庭在合议时予以商榷。

一、被告的行为已构成了对原告著作权的侵害

1、《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七)项,以及《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十二)项都规定了“工程设计图、产品设计图、地图、示意图等图形作品和模型作品”为著作权法中所称的作品。由此可以证明,原告在本案所主张的诉讼标的是符合著作权法的规定的。

2、《著作权法》第十七条规定“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结合本案就不难看出,本案中渉及的作品,即一套完整的多元化建筑规化设计图,虽然原告不是直接的创作人。但是,通过原告与中联西北工程设计研究院订立的《建设工程设计合同》约定以及双方之间委托关系的成立,原告就必然成为了本案被侵权作品的合法所有权人。则有权主张和请求保护自已的作品不受侵犯。

3、从法律意义上讲,侵犯著作权的表现为主要是指未经权利人允许,又无法律根据,不按著作权法规定的使用条件使用他人作品。在本案中,被告为了宣传自已企业,扩大社会影响,提高其企业的知名度,推销自行开发的商铺产品,更快速更有效的获取最大利益。而未与原告协商和未经原告允许,就擅自将原告完整的建筑规化设计图中的最为核心的“鸟缆图”和“建筑作品预缆图”,进行了剽窃,搬上了自己的宣传广告。

因此,代理人认为,被告的行为已构成了对原告著作权的侵害。

二、被告的行为对原告所造成的侵害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在本案中,不能仅仅把被告剽窃原告建筑规化设计图作品看成是一搬的侵权行为。而要明确的认识到原告之所以能花重金,委托中联西北工程设计研究院为自已创作、绘制自吐鲁番开天僻地以来,曽未有过的巨大工程规化设计图,就是为了能使自已企业预投资数亿元的开发项目,通过自已的努力和宣传得到应有的回报。可是,由于被告的违法行为,已经破坏了原告整个作品的完整性。同时,也是原告的作品失去了它应有作用。更使广大群众会误以为被告所剽窃原告建筑规化设计图就是被告的作品。从而促进了被告开发商铺的成交量,更能提高被告的商铺价格。恰恰能致原告预投资数亿元的商铺销售怠后,价格降低。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三、被告必须对其过错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1、《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公民、法人的著作权(版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发明权和其他科技成果权受到剽窃、篡改、假冒等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由此可见,在本案中原告对被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是具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的。

2、对于原告著作权遭受被告非法侵害,其损失应当如何计算的问题,按照《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由此可见,我国对于著作权遭受侵害的赔偿原则是按照全部赔偿的原则。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还规定“法院在确定侵权赔偿数额时,可以根据被侵权人的请求,按照其因侵权行为所受直接经济损失和所失预期应得利益计算赔偿数额;也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行为所得利益计算赔偿数额。侵权人不能证明其成本或者必要费用的,其因侵权行为所得收入,即为所得利益”。所以,代理人认为,原告在本案中虽然以自已委托中联西北工程设计研究院进行创作,所约定的271万元设计费,作为要求被告的赔偿请求。但是,仍然不能弥补自已所失预期应得利益或者被吿所得利益。

综上所述,通过事实入睐,睐八证明:1、被告的行为已构成了对原告著作权的侵害;2、被告的行为对原告所造成的侵害后果是非常严重的;3、原告的请求合法,被告必须对其过错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为此,呈请法庭能对我们二人的代理意见,予以充分考虑,并以公平公正的资态依法作出判决。

代理人:杨宝恩

2014年3月28日

范文十:[案例分析]胡某诉刘某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 投稿:石卲即

胡某诉刘某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

[案情简介]

原告: 胡**,男,大学副教授

被告:刘**,男,大学讲师

案由:着作权侵权纠纷

原告 胡**和被告刘**是大学建筑系的同事,胡为副教授,刘为讲师。2001年初,为参加下半年在京举行的国际建筑师大会, 胡**撰写了几篇专业论文,正准备寄给大会组委会时,刘**觉得论文写得不错,要求 胡**将其中两篇论文给他, 胡**一想两人同事多年关系不错,于是爽快地答应了。刘**为报答 胡**的劳动愿意支付给其报酬人民币8000元整,同时为防日后不测,刘**要求与 胡**签一份转让协议,约定该二篇论文自刘**支付8000元报酬之日起,其一切权利全部转让给刘**,即买断, 胡**认可并不得反悔。2001年2月10日, 胡**收到刘**8000元报酬,将二篇论文稿交给刘**,双方在转让协议上签字。几天后,刘**将署名为自己的该二篇论文寄给了国际建筑师大会组委会。

2001年底,参加国际建筑师大会的刘**因为上述两篇参会论文学术价值高而得到两万元人民币的奖励,次年又被学校破格晋升为正教授。 胡**知道后,心理不平衡,一气之下向人民法院状告刘**侵犯其着作权,要求法院判决转让协议无效;论文署名作者为原告 胡**;刘**返还论文给 胡**,胡将8000元返还给刘;刘赔偿胡经济损失50000元;撤销刘的正教授职称;诉讼费用由刘负担。

原告 胡**诉称,两篇获奖论文系他所写,被告刘**没参与论文的创作,作者应为原告,所获物质和精神奖励均应归原告所有。被告刘**辩称,他与原告间有转让协议,双方都知道该二篇论文的转让是买断性质,他支付报酬后取得论文的一切权利合情合理合法,所获奖励和荣誉应归被告所有。

[法院审判]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 胡**和被告刘**签定的论文转让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协议中一切权利全部转让(买断)依法应理解为着作权中人身权和财产权的买断。依照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人身权是不能转让的,着作权中的财产权亦不例外,故转让协议中关于财产权的部分有效,关于人身权的部分无效,人身权仍应归作者即原告所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转让协议部分有效,部分无效,即协议中关于财产权的部分有效,关于人身权的部分无效;(二)论文的署名权归原告,被告不得在论文上署名;(三)被告赔偿原告经济和精神损失人民币一万元;(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解评]

本案涉及的是着作权能否买断的问题。

关于“买断”,一般包含如下含义:(1)买卖双方意思表示真实,目标一致;(2)是一种有偿的买卖行为,买者支付价款获得卖品,卖者交付卖品获取报酬;(3)买卖标的不仅仅是作为物的作品,还包括作品的着作权;(4)买断指卖者将所有权利全部卖掉,不作任何保留。

着作权作为一种知识产权,其内容包括财产权和人身权两种。按照我国民法理论,财产权(物权)可以依法买卖,而人身权(人格权和身份权)则不能转让。着作权是一种民事权利,那么按照上述理论,着作权中的财产权可以依法买卖,而着作权中的人身权不能转让。为此,我国现行《着作权法》第十条规定,着作权人可以全部或者部分转让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摄制权、改编权、汇编权、翻译权、网络传播权等着作权中的财产权,而对发表权、署名权等人身权不许转让。

作品必定是作者用一定方式表达其主题思想,作品是作者智慧和劳动的结晶,与作者有着天然的“血缘关系”。如果允许非作者在作品上署名,势必使作品的受众(如读者)误认为作品来源于署名的非作者,这显然是对公众的欺骗。故我国法律不允许人身权的买卖。

字典词典关于七夕的标题关于七夕的标题【范文精选】关于七夕的标题【专家解析】背起行囊走四方资料背起行囊走四方资料【范文精选】背起行囊走四方资料【专家解析】哈利波特咒语哈利波特咒语【范文精选】哈利波特咒语【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