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冰上的作者_范文大全

浮冰上的作者

【范文精选】浮冰上的作者

【范文大全】浮冰上的作者

【专家解析】浮冰上的作者

【优秀范文】浮冰上的作者

范文一:浮冰上的一年 投稿:曾岲岳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作 是 测 量 大 气 中 的 水 蒸 气 含 量 以  及云的含水量 。  

我 用 的 仪 器 是 微 波 无 线 电  仪 , 它 是 一 种 非 常 灵 敏 的 无 线 电  接 收 仪 ,只 要 调 到 特 定 的 频 率 就  可 以 测 定 水 蒸 气 和 水 释 放 出 能 量 

的 微 弱 信 息 。 通 过 井 析 这 些 信 

息 ,便 可 知 道 有 多 少 水 蒸 气和 水 

了。  

我 和 来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5 多 位  0 科 学 家 参 加 了 名 为 SHE A 【j 扭   B E 海 洋 表 面 热 能 预 算 】的 科 学 研 究  项 目 。 这 是 美 国 国 家 科 学 基 金 会  迄 今 为 止 发 起 的 规 模 最 大 的 一 次 

冰 封 在 北 极 

在 这 艘 一 年 前 c1 9 年 1      7 9 0 月 )被 “ 意 ” 冰 冻 在 北 极 的 加  蓄

为 什 么 要 研 究 水 蒸 气 

最 近 有科 学 家 认 为 , 水 蒸 气  而 非二 氧 化 碳 才 是 导 致 所 谓 “ 温 

拿 大 破 冰 船 上 .我 们 的 工 作 就 是 

室 效 应 “ 的 根 源 。 二 氧 化 碳 浓 度  翻 番 只 会 使 气 候 稍 稍 变 暖 ,但 由  于 地 球 的 四 分 之 三 都 被 水 所 覆  盖 ,气 候 的 变 暖 会 使 更 多 的 水 被 

力 求 了解 北 极 的 气 候 以 及 它 对 全 

球 气 候 的 影 响 。 为 此 .我 们 需 要  更 多 、 更 细 的 观 察 研 究 , 有 时 会  遭 遇 恶 劣 的 天 气 ,如 风 速 为 每 小  时3 多 公 里 ,温 度 是 零 下4 摄 氏  0 0

茬。  

北极远 征。   人 们 普 遍 认 为 全 球 变 暖 的 最 

早 反 应 应 该 出 现 在 极 地  而 且 许  多 科 学 家 相 信 他 们 已 经 看 到 了 很  多 变 化 。 美 国 国 家 科 学 基 盎 金 的 

北 极 系 统 科 学 计 划 的 负 责 人 迈  克 ・勒 德 百 特 说 . “ 许 多 事 物    有 我 们 确 信 北 极 确 实 变 暖 了 .但  我 f 并 不 知 道 究 竟 是 怎 样 发 展 变  f j

化 的  要 知 道 冰 层 是 否 变 薄 的 性  

同 南 极 大 量 的 冰 层 覆 盖 在 基  岩 上 不 同 .北 极 的 浮 冰 群 较 小 ,   而 且 大 多 漂 浮 在 海 面 上 。北 极 大 

气 、 冰 和 海 洋 之 间 的 关 系 是 非 常 

微 妙 的  ~ 极 小 的 变 化 都 可 能 给  全 球 气 候 带 来 很 大 的 影 响 。 我 参  与 的 大 气 放 射 测 量 计 划 ,主 要 研 

究 云 在 接 嘘 和 释 放 太 阳 热 能 的 平 

的 方 法 就 是 到 那 儿 并 呆 上 很 长  段 时 间 ,卫 星 是 无 法 测 量 出冰 

层 的 厚 度 的  这 只 能 由 陆 上 的 研 

究 人 员 自 己完 成 “。  

衡 之  所 扮 演  角 色 . 主 要 的工 

2  3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索频道  

简 易 的 飞 机 跑 道 。 我 们 就 靠  这条 跑道运 输 物 资和 ^ 员。   如 果 跑 道 出 现 裂 隙 ,就 必 须  另 建 一 条 新 的 简 易 跑 道 。 所  在 波 弗 特 海 中 央 的 冰 面 上 

就 停 放 了 一 台 推 土 机 . 从 空 

小 海 豹 断 奶  时 期 ,现 在 小 海 豹  已 有 3 公 斤 重 , 躺 在 雪 下 的 洞  0 中 。 等 到 它 们 足 够 胖 时 ,北 极 熊  就会 毫不 留’ 隋地 把 它 们 挖 出 夹 饱 

餐一顿 。  

再 见 , 我 的 大 气 球 

由 我 们 几 位 来 自 干 乌 德 勒 支 

中 看 起 来 非 常 可 笑 。 它 的 煤  油 发 动 机 一 直 开 着 , 日夜 不  停 ,否则 一旦 出现 紧急 ’ 情  蒸 发 到 空 中 。 水 蒸 气 会 将 热 气  ” 住 ” .使 其 不 能 逸 向 太 空 , 锁   而 使 气 候 更 热 ,又 引 起 更 多 的  水 蒸 发 , 就 这 样 不 断 地 恶 性 循  环  但 迟 早 ,水 蒸 气 都 会 凝 结 成 

主 要 由 水 滴 或 冰 晶 组 成 的 云 。 由  况 .就 可 能 无 法 启 动 。  

大 学 的 荷 兰 科 学 家 组 成 了一 个 研 

究 小 组 , 主 要 研 究 北 极 云 的 物 理 

规 肇  坦 白地 说 , 我 们 的 工 作 很  简 单 ,主 要 任 务 是 从 距 破 冰 船 半  公 里 处 的 一 个 宿 营 处 发 射 气 球 

在 我 脚 下 几 米 济 的 地 方 ,海  水 温 暖 , 约 为 零 下 2 氏 度 . 在  撮

这 个 由 冰 雪 组 成 的冰 冷 的 ‘   沙

天 一 次 、 两 次 或 三 次 。 这 个 气 

漠 ” 下 面 .聚 居 着 大 量 的 海 洋 生  物 。 考 察 队 中 的 生 物 学 家 在 冰 面  上 钻 了一 些 洞 ,摄 像 仪 { 时 是 潜  有 水 员} 从 这 里 钻 ^ 海 中 ,去 捕 捉  就

球 的 直 径 有 6 多 , 形 似 齐 柏 林  米 飞 艇 ,连 着 2 0 米 长 的 细 线 。 在  0 0 气 球 下 悬 挂 着 我 们 的 仪 器 和 一 个  小 型 无 线 电发 射 机 , 它 可 将 数 据  发 回 到 我 们 营 地 的 一 台 接 收 仪 

组 成 的 云 能 有 效 地 抑 制 热 能 从 

地 球 表 面 散 戋 , 但 由 于 它 同 时 会  反 射 来 自其 上 部 的 太 陋 光 .所 

有 关 藻 类 、 甲 壳 类 、 贝类 和 鱼 类 

的信息。  

总 体 来 说 : 它 会 使 全 球 气 候 变 

冷 。 这 是 一 种 微 妙 的 平 衡 , 尤 其 

上 。 一 次 发 射 要 花 费 大 约 7 分  0

钟  上 升 、 下 降 各 35 钟 。 电  分

阳 光 穿 过 冰 屠 , 使 藻 类 能 进  行 光 合 作 用 , 成 为 食 物 链 的 基  础 。潜 水员说 在冰 下阳光 充足 ,  

是 在 北 极 .那 里 的 气 候 更 干 燥 ,   云 层 更 薄 。 但 我 们 目前 还 不 知 道  在 北 极

这 个 过 程 是 怎样 运 行 的 ,   这 也 正 是 太气 放 射 测 量 计 划 存 在  及我 为什么呆在这J 的原因。 L  

动 绞 车 在 卷 线 、 放 线 时 发 出 单 调  的 嗡 嗡 声 . 这 时 我 们 就 可  放 松 

迷 人 的 北 极 

冰 冻 的北 极 看 起 来 就 像 一 片  白 色 的 沙漠 , 事 实 也 是 如 此 ,但  这 是 一 片 干 净 的 ” 漠 ” - 冰  沙 冷 、 干 燥 、荒 凉 、 没 有 灰 尘 。 每  隔 几 百 米 ,平 滑 的 白色 表 面 就 被 

些 凹 凸 不 平 的 冰 山 所 打 破 ,冰  山顶 部 还 有 积 雪 。 船 上 的 一 位 加 

拿 大 专 家 告 诉 我 .这 些 冰 山 和 天 

样 的 蓝 只 是 一 种 巧 合  海 洋 通 

适 反 射 蓝 天 , 所  呈 现 出 蓝 色 ,   但 这 些 纯 净 的 冰 即 使 是 在 灰 暗 的  天 空下也同样 呈现出翡翠 色。  

在 距 德 斯 ・格 罗 斯 里 尔 号 破  

冰 船 几 百 米 远 的 地 方 , 建 了 一 条 

2   4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的 仪 器 西 去 了 。 我 跳 起 来 , 无 助 

天 敢 

海 豹 所 捕 食 。 加 拿 大 

青 8 0 远 , 所 有 的 人 又 都 冲  0米

地 站 在 { , 张 着 嘴 看 着 气 球  里

渐远 去。  

海洋 渔 业部 的潜 水 员发现 在他 1   l 港 人   一 个    , 正 水 下 8 深  同 米 的 不 大 范 同 内 ,就 有 超 过4 条 鳕  0

了 船 桥 上 。 这 头 雌 性 北 极 熊 只 有  我 们 先 前 看 到 的 雄 ^ 极 熊 的 一  生北

半 大 , 1 熊 只 比 雌 熊 小 一 点  为  l I

这 只 气 球 已 进 行 了 4 次 成 功  8 的 升 空 , 收 集 了 大 量   数 据 , 让 

鱼躲 藏 在 裂 缝 中 。  

了骑 止 它 n 靠 近 肚 ,约 帷 和 照 勃 

驾 着 直 升 飞  靠 了 过 去 。 当 直 升  飞机靠 近 时 ,两只 熊转身 逃走 .   跳 进 西 边 的 一 个 大  道 游 走 了 ,   然 后 在 另 一 端 爬 上 来 , 开 始 在 雪  地 上 _ 滚 。 它 们 跳 跃 嬉 戏 , 完 全  J 无 视 直 于 飞 机 构 车 在 。 最 后 , 它  上

我 们 这 几 个 月 忙 碌 不 已 。 我 们 原  本就打 算从 后 天起结 束 测量 的 ,  

所 以 我 们 只 损 失 了 两 天 。 很 幸  运 这 个 灾难 不 是 出 现 在 我 们 北 

b 熊 来 啦  掇

! 9 £ 5 ] 0E 早 _ 9 8 F 3  二我 裢 五  声 唰叭 亩吵 醒一 出现 的信 号 。   这 是 有 北 极 熊 

报 考 察 之初 。  

我 迅 速从 床上跳 下来 .穿 上  

衣 服 , 抓 起 相 机 , 冲 上 搂 梯 来 到  船 桥 处 , 发 现 几 乎 船 上  有 

的 人  齐 了。  

追 踪 污 染 物 

工作 间 隙我 有幸 参 观 了 ” 蓝  色

生 韧 ’ 实 验 室  生 物 学 家 通 

车 在 这 儿 做 研 究 。 克 里 新 汀 ・佩  喀 垧 特 正  加 拿 大 渔 业 海 洋 部 

巴 斯 特 ・维 亭 一 起 分 拣 、 统 计 着 

在 船   正 北 方 , 面 朝 轮 

船 的 地 方 有 一 只 亘  的 雄 性 

北 极 熊 , 距 船 有 12 里 远 。   公  

他 ¨ 航 6 0 瀑 的  下 捕 获 上 来  0 米 的 牛 物 : 他 1 这 项 研 究 就 是 观    察 不 同 的 生 劫 是 怎蟑 吸 收 污 染 物 

的,   及 这 些 污 染 物 是 悬 样  童 

虽 然 有 变 焦 镜 头  但 在 白 雪 

和 阴 云密 布 的天 空背帚 下 .  

我 还 是 无 法 拍 下 这 头 奶 油 色 

的北极熊。   我仇 勇敢 自 々后 勤 人 贡 

蜘 链 中 被 传 递 的 , 从 浮 游 生 物 和 

藻类到 食草 动物 再到 食 商动物 。   不 同 的 污 染 栖 .包 括 自然 刍 和 人  勺 为 的 , 以 不  方 式 被 吸 啦 一 

帕 ・比 特 和 鲍 勃 ・  

荚 德 驾 

着 雪 地 车  j t极 熊 开 去 。 E  4 开 始 , 北 极 熊 向 他  门靠 近 .   菝 正 想 他  是 否 会 成 为 北 极  熊 的 口 当 之 食 , 突 然 北 极 熊 

有 些 夏 狸 在 脂 肪 组 织 中 , 有 些 则 

留 在 肌 肉 组 织 口 。 一 般 来 说 , 在 

宣 锈 链 的 上 端 聚 积 的 污 染 物 更 

多 。 这 是 因 为 生 物 不 能 分 帮 它 

转 身 跑 开 了 , 约 帕 和 鲍 勃 跟 

着 追 去  直 到 E 能 跳 八  极 个大水道 一 浮 冰 上 一 冬 长  r 壹 然 在 雪 地 上 躺 下 . 开 始 打  ]

门,结 果 最 终 被 位 于 食 物 链 最 高 

处  肉 食 动 物  收 留 “ 了 。   位  食 物 链 顶 部 的 北 极 熊 .   是 惟 一 能 分 帮 滴 滴 涕 【 种 杀 虫  一

长  裂 缝 , 里 面 充 满 了水 。  

据 约 帕 后 来 说 ,北 极 熊 头 朝 

下 跳 八 水 道 后 ,在 水 下 港 游 到 水 

吨 。 它  真 是 赢 可 爱 了。   这  那 只 大 雄 性 北 极 熊 已经  消 失 了 , 这 对 雌 性 北 襁 熊 礼 小 熊  来 说 是 很 幸 运 的 。 捱 鲍 勃 说 ,雄 

‘ 生北 极 熊 很 有 可 能 杀 死 小 熊 , 以 

剂 ) 动 特 .除 非 它 非 章 饿 ,否 则  的

北 槛 鹪 三 吃 海 豹 的 脂 肪 组 织 , 而 

道 的 另 一 边 岸 上 , 抖 掉 身 上 的 

水 ,然 后 坐 在 那 儿 看 着 他 f 。 好  f :

像 录 这 羹 自 然 沉 积 的 重 金 属 通 常  聚耘在肌 商口。  

像 北 极 熊 知 道 地 r 无 法 赶 上 自 己  ]

1 乞  咀白 =

便 和 发 情 期 的 雌 熊 交 配 .体 格 较  1 的 雌 熊 显 然 不 是 雄 性 北 极 熊 的  _ I 对 手 。 自然 界 是 残 酷 的 。   在 我们

船 的踏 板处 有 个 很 

和 食 堇  物 [ 做 北 极  U

激 动 过 后 . 我 们 都 回 去 吃 早  饭 。 半 小 时 后 ,船 长 兰 格 斯 在 广  播 中 宣 布 在 船 的 西 边 又 出 现 了一  只 雌 性 北 极 熊 和 一 只 小 熊 .距 船  

鱼 ,这 种 鱼 只 能长 到 1 厘 米 长 。   0  

这 种 长 度 使 它们 能 轻 易 地 躲 藏 在 

冰 盖  酉 自 裂 缝 中 . 以 免 被 它 们  乞

大 的 笼 子 . 可 以 防 止 北 极 熊 爬 上 

2  5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探索频道 

船 来 。 北 极 熊 的 嗅 觉 很 灵 敏 一 

它 在 几 十 公 里 外 就 能 感 到 我 们 的 

阳 光 . 可 海 水 反 射 的 阳 光 却 很 

少。   水 温 升 高 , 使 更 多 的 冰 雪 融  化 , 形 成 更 多 的 裂 缝 和 水 道 , 裂  缝 、 水道 的 增 加 又 进 一 步 增 加 了   水 面 积 , 吸 收 的 阳 光 更 多 , 这 就 

法 建成 

温 度 已升 到 零 摄 氏 度 以 上 .  

风 速也 加快 了   融 冰 形 成 的 水 塘  产生 的水 波 拍打着 岸 边 ,加速 了   冰 雪 的 融 化 。 研 究 人 员 再 也 无 法  乘 雪 地 车 到 他 们 放 置 设 备 的 地 方  去 了.而不得不改乘直升 飞机。  

辱 在 。它们 不仅 是简单 地 穿越冰 

层 而 已,而 是直接 冲 向我们 来寻  食 。 当 它们 到 达 距 船 1 0 米 拘范  0 0 围 内 时 , 我 们 就 必 须 尽 可 能 人 道 

地 、 安 全 地 让 它 们 走 开 到 别 处 

更 增 高 了水 温 。 如 此 反 复 , 这 就  冰 反 照 率 反 馈 ” 现 象 (反 

船 的 附 近 也 形 成 了 许 多 水 

塘 , 我 们 每 日 到 微 波 无 线 电 接 收  仪 的 行 程   一 原 本 只 需 两 分 钟 的 

指 表 面 反 射 的 热 能 , 通 常 表 

比 率 】, 这 也 是 为 什 么 北 极  在 全 球 变 暖 现 象 中 占 有 如 此  重 要 的 地 位 的 原 因  斯 哥 特 通 过 测 量 出 阳 光  吸 收 量 和 叶 绿 素 值 可 确 定 阳  光 到 达 的 深 度 , 以 及 在 这 个 

路 程 一 一 演 变 成 了 一 场 挑 选 最 佳  路 径 的 游 戏 , 是 穿 越 水 塘 【 底  水

是 厚 冰 J呢 0 还 是 走 雪 地 呢 7 我 

们 不 时 地 陷 人 及 膝 深 的 雪 中 , 不  得 不 依 靠 船 桥 无 线 电 的 帮 助 来 选  择 最 佳 路 径 。 我 和 里 查 德 创 造 了  种 新 的舞蹈 ,我们称 之 为 “ 池 

塘 漫 步  。  

深 度 植 物 生 长 的 数 量 。 斯 哥 

特 告 诉 我 们 说 在 水 道 边 缘 冰 

的 底 部 生 长 着 大 量 的 蕨 娄 

叶 , 这 是 一 种 硅 藻 ,属 单 细  物 , 由黏 液 粘 在 一 起 。 最 令  异 的 是 这 种 硅 藻 在  道 出 现 

难 忘

的 经 历 

船 上 的 生 活 丰 富 多 彩 。 每 天  早 晨 7 3 我 总 会 在 船 长 用 英 语 和  :0 法 语 宣 布 当 天 天 气 预 报 的 快 乐声  音 中 醒 来 , 当 然 还 有 熏 肉散 发 出  的诱 人香 味 。   早 饭 后 ,每 个 人 就 会 投 人 到  工 作 中 .从 早 上 到 下 午 ,有 时 甚  至 一 直 到 晚 上 。 我 们 常 在 吃 饭 的  时 候 讨 论 一 些 研 究 结 果 ,每 周 还  有 一 次 科 学 会 议 。 在 会 上 我 们 将  研 究 中 最 有 意 义 、 最 精 彩 的 部 丹  呈 现 绐 大 家 . 这 样 每 个 人 就 都 能 

在 北 极 划 船 

1 8 6月 1 99 年   4臼 , 今 天 我 帮 

后 能 充 丹 利 用 穿 过 开 阔 水 面 的   

阳 光 ,1 天 内就 长 成 了。   0  

着 斯 哥 特 -培 根 一

位 来 自于  

再 次 漂 浮 

在 冰 冻 了 8 月 后 , 1 98 个   年  9

6月 德 斯 ・格 罗 斯 里 尔 号 再 次 漂  浮 起 来 。 船 体 附 近 的冰 开 始 迅 速 

融化。  

俄 勒 冈 州 州 立 大 学 的 海 洋 学 家 在 

小 大 的 水 道 中 进 行 测 量 ,那 里 

曾 经 是 我 们 的 临 时 飞 机 跑道 。   我 们 拽 着 斯 哥 特 的 小 船 ,跟  着 一 辆 雪 地 车 来 到 了 水 道 。 一 到  水 道 , 我 们 就 驾 着 小 船 来 到 了水  面 上  斯 哥 特 在 船 头 放 了一 个 探  头 .通 过 它 可 测 量 出水 面 附 近 的  舍 盐量和 温度 。他 又在 船尾 放 了  

个 类 似 的 探 头 , 这 个 探 头 可 下  水 下 1 米 深 处 。 通 过 这 个 探 头  0

后 勤 小 姐 和 船 员 们 在 这 最 后 

周 内 ,打 算  用 几 个 大 的 锚 将 

船 固 定 在 现 有 的 浮 冰 上 。 这 样 我 

们 既 可 继 续 使 用 踏 板 .又 可 防 止  当 裂 缝 出 现 时 浮 冰 漂 走 。 而 现 在  船 只 是 用 几 根 很 粗 的 缆 索 固 定 

的。  

够 了 解 研 究 的进 展 情 况 。 在 这 个 

科 考 小 组 中 , 有 一 种 很 敬 业 的 匿  队精神 。   加 拿 大 海 岸 警 卫 队 的 队 员 们  把 我 们 照 顾 得 很 好 , 除 了 日常 任  务 和 职 责 外 , 队 员 们 也 对 科 学 研  究 表 现 出 了 极. 的 兴 趣 , 形 成 了  大 种 非 常 友 好 的 氛 围 。 这 真 是 一  次让 我 终 身 难 忘 的 旅 程 f 画 

可知 道 有多 少可见 光被 吸 收 了,   以及不同浓度 的叶绿素含量 。  

因 为 夏 至 将 近 ,不 管 白天 黑 

夜 太 阳 都 不 会 落 下 ,冰 雪 融 化 会 

更 加 剧 烈 。 下 周 将 是 我 们 在 这 儿  的最 后 一 周 , 可 能 也 是 最 令 人 激 

起 初 , 斯 哥 持 在 水 道 边 缘 巡 

游 , 测 量 水 表 层 的 含

盐 量 和 温 

瘟  虽 然 雪 可 反 射 7 % 0

8 0%的 

动 的 一 周 。 我 真 希 望 新 的跑 道 无 

2  6

范文二:浮冰上的两者 投稿:沈皌皍

  《读者》走过31年,沉淀了多少华章,至今读来依然耐人寻味。我们在此回放这些经典之作,是希望曾经点亮过读者的烛火依然能点亮我们今天的读者。这篇《浮冰上的两者》曾刊载在1988年第3期的《读者》上。  饿到第三天的晚上,诺尼想到了尼玛克。在这座漂浮着的冰山上,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有血有肉的生灵了。  冰块裂开时,诺尼失掉了他的雪橇、食物和皮大衣,甚至失去了他的小刀。冰山上只留下他和他那忠实的雪橇犬——尼玛克。现在,他们两个卧在冰上,睁大眼睛注视着对方——双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诺尼对尼玛克的爱是真真实实的——就像这又饿又冷的夜晚和他伤腿上的阵痛一样真实。但是,村里的人在食物短缺的时候,不就毫不迟疑地杀犬充饥吗?“尼玛克饿久了也要寻觅食物的。我们当中的一个很快就要被另一个吃掉。”诺尼想。  空手他可杀不死尼玛克,这畜生身强体壮,现在又比他有劲,所以,他需要武器。  诺尼脱去手套,解下了伤腿上的绷带。在几个星期以前,他摔伤了腿,用两块小铁片和绷带捆扎固定。他跪在冰上,把一块小铁片插入冰块的裂缝中,把另一块铁片紧贴在上面,慢慢地磨。  尼玛克看着他。诺尼觉得犬的两眼似乎闪着异光。诺尼仍然磨着铁片,尽量不去想磨铁片干什么。铁片的边缘磨薄了,天亮时分,小刀磨好了。  诺尼从冰块中拔出小刀,用拇指轻轻试着刀锋。  太阳光照在小刀上,折射到他眼里,使他一时看不见东西。  诺尼硬起心肠来。  “来,尼玛克。”他轻声叫犬。  尼玛克迟疑地看着他。  “过来。”诺尼叫道。  尼玛克走上前来。诺尼从那畜生盯着自己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从它的喘气声中和缩头缩脑的样子感觉到了饥饿和痛苦。他的心在流泪,他痛恨自己,又竭力压制这种感情。  尼玛克越走越近,它已经意识到了诺尼的意图。诺尼感到喉咙梗塞,他看到犬的眼里充满了痛苦。好!这下是动手的时候了!  一声痛苦的抽咽使诺尼跪立着的身体一阵震颤。他咀咒小刀,紧闭两眼,摇摇晃晃地把刀子扔得老远。然后,他张开空空的双手,蹒跚着扑向尼玛克,他倒下去了。  犬围着诺尼的身体打转,嗥叫着。这下诺尼感到极度的恐惧。  他已经扔掉了小刀,解除了武装。他太虚弱了,再也不能爬过去取刀子。现在只有听任尼玛克的摆布了,而且尼玛克也非常饥饿。  犬围着他转,然后从后面扑了上来。诺尼可以听到这畜生喉咙里的吞咽声。  诺尼闭上眼睛,祈祷犬的攻击快一些结束。他感觉到犬的爪子踩着他的大腿,犬呼吸时喷出的热气冲击着他的脖颈。他随时都要放声尖叫。  然而,他感觉到犬滚烫的舌头直舐他的脸。  诺尼睁开眼睛。他张开手,抱住尼玛克的头。头靠着头,他轻轻地哭了……  一小时后,一架直升飞机出现在北边天空。飞机上一个海岸巡逻队的小伙子俯视着下面,他看到了漂移着的冰山,发现冰山上有什么东西在闪光。  这是太阳光折射在什么东西上面,而且一闪一闪的在动。他让飞行员降低飞机,看到冰峰的阴影下,有一个黑而不动的像人一样的黑影。怎么,还有两个黑影?  他把飞机降落在一块较平的冰面上,然后上了冰山,黑影是两个——一个小男孩和一条爱斯基摩雪橇犬。小男孩已经昏了过去,但还活着。那条犬无力地哀叫着,已经衰弱得一动也不能动了。  吸引了飞机上巡逻队员注意力的闪光物质是一把粗糙的小刀,刀尖向下插在不远的冰上,在风中摇曳着。

范文三:浮冰上的两者 投稿:冯垛垜

饿到第三天的晚上,诺尼想到了尼玛克。在这座漂浮着的冰山上,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有血有肉的生灵了。

  冰块裂开时,诺尼失去了他的雪橇、食物和皮大衣,甚至失去了他的小刀。冰山上只留下他和他那忠实的雪橇犬――尼玛克。现在,他们两个卧在冰上,睁大眼睛注视着对方――双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诺尼对尼玛克的爱是真真实实的――就像这又饿又冷的夜晚和他伤腿上的阵痛一样真实。但是,村里的人在食物短缺的时候,不都是毫不迟疑地杀犬充饥吗?

  “尼玛克饿久了也要寻觅食物。我们当中的――个很快就要被另―个吃掉。”诺尼想。

  空手他可杀不死尼玛克,这畜生身强体壮,现在又比他有劲,所以,他需要武器。

  诺尼脱去手套,解下了伤腿的绷带。在几个星期以前,他摔伤了腿,用两块小铁片和绷带捆扎固定着。

  他跪在冰上,把――块小铁片插入冰块的裂缝中,把另――块铁片紧贴在上面,慢慢地磨。

  尼玛克看着他。诺尼觉得犬的两眼似乎闪着异光。

  诺尼仍然磨着铁片,尽量不去想磨铁片干什么。铁片的边缘磨薄了,天亮时分,小刀磨好了。

  诺尼从冰块中拔出小刀,用拇指轻轻试着刀锋。太阳光照在小刀上,折射到他眼里,使他一时看不见东西。

  诺尼硬起心肠来。

  “来,尼玛克。”他轻声叫犬。

  尼玛克迟疑地看着他。

  “过来。”诺尼叫道。

  尼玛克走上前来。诺尼从那畜生盯着自己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从它的喘气声中和缩头缩脑的样子感觉到了饥饿和痛苦。他的心在流泪,他痛恨自己,又竭力压制这种感情。

  尼玛克越走越近,它已经意识到了诺尼的意图。诺尼感到喉咙梗塞,他看到犬的眼里充满了痛苦。

  好!这正是动手的时候了!

  ――声痛苦的抽咽使诺尼跪立着的身体一阵震颤。他诅咒小刀,紧闭两眼,摇摇晃晃地把刀子扔得老远。然后,他张开空空的双手,瞒跚着扑向尼玛克,他倒下了。

  犬围着诺尼的身体打转,嗅叫着。这下诺尼感到了极度的恐惧。

  他已经扔掉了小刀,解除了武装。他太虚弱了,再也不能爬过去取刀子。现在只能听任尼玛克的摆布了,而且尼玛克出非常饥饿。

  犬围着他转,然后从后面扑了上来。诺尼可以听到这畜生喉咙里的吞咽声。

  诺尼闭上眼睛,祈祷犬的攻击快些结束。他感觉到犬的爪子踩着他的大腿,犬呼吸时喷出的热气冲击着他的脖颈。他随时都要放声尖叫。

  然而,他感觉到犬滚烫的舌头直舐他的脸。

  诺尼睁开眼睛。他张开手,抱住尼玛克的头。头靠着头,他轻轻地笑了……

  一小时后,一架直升飞机出现在北边天空。―飞机上一个海岸巡逻队的小伙子俯视着下面,他看到了漂移着的冰山,发现冰山上有什么东西在闪光。

  这是太阳光折射在什么东西上面,而且一闪――闪地在动。他让飞行员降低飞机,看到冰峰的阴影下,有――个黑而不动的像人―样的黑影。怎么,还有两个黑影?

  他把飞机落在―块较平的冰面上,然后上了冰山,黑影是―――个小男孩和一条爱斯基摩雪橇犬。小男孩已经昏了过去,但还活着。那条犬无力地哀叫着,已经衰弱得一动也不能动了。

  吸引了飞机上巡逻队员注意力的闪光物体是-―把粗糙的小刀,刀尖向下插在不远的冰面上,在风中摇曳着。

范文四:4.浮冰上的两者 投稿:姜瘮瘯

浮冰上的两者

①饿到第三天的晚上,诺尼想到了尼玛克。在这座漂浮着的冰山上,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有血有肉的生灵了。

②冰块裂开时,诺尼失掉了他的雪橇、食物和皮大衣,甚至失去了他的小刀。冰山上只留下他和他那忠实的雪橇犬——尼玛克。现在,他们两个卧在冰上,睁大眼睛注视着对方——双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③诺尼对尼玛克的爱是真真实实的——就像这又饿又冷的夜晚和他伤腿上的阵痛一样真实。但是,村里的人在食物短缺的时候,不就毫不迟疑地杀犬充饥吗?

④“尼玛克饿久了也要寻觅食物的。我们当中的一个很快就要被另一个吃掉。”诺尼想。 空手的他可杀不死尼玛克,这畜牲身强体壮,现在又比他有劲,所以,他需要武器。

⑤诺尼脱去手套,解下了伤腿的绷带。在几个星期以前,他摔伤了腿,用两块小铁片和绷带捆扎固定。他跪在冰上,把一块小铁片插入冰块的裂缝中,把另一块铁片紧贴在上面,慢慢地磨。尼玛克看着他。诺尼觉得犬的两眼似乎闪着异光。

⑥诺尼仍然磨着铁片,尽量不去想磨铁片干什么。铁片的边缘磨薄了,天亮时分,小刀磨好了。诺尼从冰块中拔出小刀,用拇指轻轻试着刀锋。太阳光照在小刀上,折射到他眼里,使他一时看不见东西。

⑦诺尼硬起心肠来。“来,尼玛克。”他轻声叫道。尼玛克迟疑地看着他。“过来。”诺尼叫道。尼玛克走上前来。诺尼从那畜牲盯着自己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

从它的喘气声中和缩头缩脑的样子感觉到了饥饿和痛苦。他的心在流泪,他痛恨自己,又竭力压制这种感情。

⑧尼玛克越走越近,它已经意识到了诺尼的意图。诺尼感到喉咙梗塞,他看到犬的眼里充满了痛苦。

⑨好!这下是动手的时候了!

⑩一声痛苦的抽咽使诺尼跪立着的身体一阵震颤。他诅咒小刀,紧闭两眼,摇摇晃晃地把刀子扔得老远。然后,他张开空空的双手,蹒跚着扑向尼玛克,他倒下去了。

⑾犬围着诺尼的身体打转,嗥叫着。这下诺尼感到极度的恐惧。他已经扔掉了小刀,解除了武装。他太虚弱了,再也不能爬过去取刀子。现在只有听任尼玛克的摆布了,而且尼玛克也非常饥饿。犬围着他转,然后从后面扑了上来。诺尼可以听到这畜牲喉咙里的吞咽声。

诺尼闭上眼睛,祈祷犬的攻击快一些结束。他感觉到犬的爪子踩着他的大腿,犬呼吸时喷出的热气冲击着他的脖颈。他随时都要放声尖叫。然而,他感觉到犬滚烫的舌头直舔他的脸。诺尼睁开眼睛,张开手,抱住尼玛克的头。头靠着头,他轻轻地哭了……

一小时后,一架直升飞机出现在北边天空。飞机上一个海岸巡逻队的小伙子俯视着下面,他看到了漂移着的冰山,发现冰山上有什么东西在闪光。这是太阳光折射在什么东西上面,而且一闪一闪的在动。他让飞行员降低飞机,看到冰峰的阴影下,有一个黑而不动的像人一样的黑影。怎么,还有一个黑影?

他把飞机降落在一块较平的冰面上,然后上了冰山,黑影是两个——一个小男孩和一条爱斯基摩雪橇犬。小男孩已经昏了过去,但还活着。那条犬无力地哀

叫着,已经衰弱得一动也不能动了。

吸引了飞机上巡逻队员注意力的闪光物质是一把粗糙的小刀,刀尖向下插在不远的冰上,在风中摇曳着。

1.从第2段至第10段,作者描述了诺尼哪些心理活动,请简要概括。(4分)

2.在本文粗字体的段落中,作者为什么频繁更换称谓“犬”“尼玛克”“畜牲”?(4分)

3.请简要分析文中两次提到“太阳光折射”的作用?(2分)

4.这篇小说构思精巧,开头结尾颇有特点。

(1)请简要分析本文第一段的特点及妙处。(4分)

(2)作者这样安排结尾有何深意?(4分)

范文五:爱的真谛《浮冰上》作文500字 投稿:姜蒢蒣

德国的盖贝尔曾经说过:“爱在奉献的时候最为丰富。”浮冰上的一人一犬也正是通过彼此理解,彼此奉献才得到了上天的眷顾。

在极度的饥饿与寒冷交迫时,虽然诺尼也想过杀犬充饥,也对爱犬下狠心过,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试问有哪个人能抑制自己本能的兽性,在自己生命垂危之时还像诺尼一样为一只卑微的雪橇犬着想呢?在无尽严寒与生命的逼迫下,试问又有哪只动物能够丢开自己的利益,像尼玛克一样,释放出温暖的人性,将到手的“食物”不但不狼吞虎咽,反而予之安慰和呵护„„是什么让这一切改变的呢?那是爱的力量。

爱是神圣而伟大的,诺尼和尼玛克不正是通过彼此之间的互相信任,互相爱护才获救的么?那把被扔掉的小刀,那晶莹的泪水,证明了一切,证明了爱的真谛——理解,信任与奉献。

范文六:浮冰上的魔术 投稿:赵骸骹

  严冬的运河上漂浮着大大小小的冰块。在这没有月色,没有星光的夜空里,人们的眼睛只能吃力地察觉到漆黑的水面上斑斑点点的微明。不过,人们却能清晰地听到冰块相互撞击时发出的嘎吱声。我和朋友在静静的运河边散着步,侵肌裂骨的寒风吹得我们哆哆嗦嗦。我们边聊天边不自觉地将双手一个劲地伸向大衣袖筒里。在一片冰块上,我无意间发现了两个圆圆墩墩的小黑点,定眼细瞅,才知道是两只蹲在那儿打盹儿的水鸟。

  我的眼睛习惯了这近似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依稀能辨出那个灰色的小点是只海鸥,而黑色的小点则是一只骨顶鸡,因为它的额上有细微的亮斑。

  突然,一个滑稽的念头跃入我的脑海,我可以给身旁这位从城里来,从没见过冬夜的浮冰,分不清海鸥和骨顶鸡的朋友玩一个小小的把戏。

   “我要是一拍巴掌,”我说,“冰块上那两只鸟,你看到了吗?一个准会飞起来,一个肯定会跳下水。”

  他不信。

  我拍了下巴掌,果然如此,那只海鸥惊恐地忽闪着翅膀飞开来,而那只骨顶鸡一出溜,滑进了水里。“真想不到,还有这种事!你怎么知道的?”

  我没有把秘密告诉他,只是逗乐地说:“我给这两只鸟施了魔力,一个叫它飞,一个叫它下水。”

  其实,朋友要是知道,海鸥会飞,而骨顶鸡只会游泳,就一定会识破我这个不算把戏的把戏,所谓的奥秘也就不解自知了。

  现实生活中,一些被证实了的预言,常常令人惊叹不已,人们觉得它神奇莫测,迷离费解。为了寻找一个容易而变通的答案,人们就简单地将它归结为上天的造化、魔力的神功。事实上,人们这时需要的只不过是对事物的进一步了解和认识而已。

  选自《微笑的爱》

范文七:浮冰上的搏斗 投稿:张苞苟

浮冰上的搏斗

1983年2月3日上午。中国国家海洋局海洋生物学家蒋家伦驾驶着一只方头平底小摩托艇和澳大利亚生物学家伯克到距南极基地──戴维斯站10公里海湾处,勘测海深度断面,探索那神秘的“第七大陆”──厚达2 000米的洛多姆冰盖下的底蕴。

摩托艇突突地破浪前进。船首机警地闪开了迎面冲来的散碎的浮冰块。他翘首望去,南纬65°的天空,澄澈如洗。在天水相接处,冰山群像一座座璀璨晶莹的蓝宝石,在阳光下迸射出万道神奇的霓虹。有的像欧洲中世纪的古堡;有的呈现着古埃及金字塔的轮廓;有的又似直刺青天寒光闪闪的宝剑„„

啊,多么壮丽、旖旎的景象!

南极!在它那银雕玉缕的胸怀里,蕴藏着多少宝贵的资源啊。

在地球上淡水逐渐感到紧张的今天,冰山的开发利用,已经提到人类议事日程上来了。南极附近广阔洋面上的冰山,多达22万余座,可以用来改造沙漠,调节气候,供给城市使用。例如南美洲的智利、中东的沙特阿拉伯„„

南极,埋藏着煤、金、银、钼、锰、铁、铜、镍、钴、硫磺、石墨、金刚石„„ 蒋家伦从1982年11月来到南极后,就确定了以南极冰洋上附着的丰富的硅藻生物为研究课题。1982年,他分析了我国第一批南极考察者从南冰洋带回的海水标本,发现了一个新种,已整理成论文,受到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戴维教授的高度赞赏,并发表在加拿大《世界藻类》杂志上,引起世界生物学界高度重视„„

„„小摩托艇沿着陡峭的、被巨大冰舌覆盖着的海湾断面边缘前进。中午时分,白皑皑的冰川刮起了凛冽的风,灰蒙蒙的冰浪翻起滚滚浊波。哗──!哗──!海浪咬着船舷,冰冷的海水已经注满船尾,艇尖高高地翘起,摩托艇骤然熄火了,在浪的漩涡里打转儿„„

险情突生!他和伯克这时已无法向基地凯西站呼救──因为出发时,忘记携带无线电报话机。凯西站定班飞出的直升飞机,要下午五点钟才能到。怎么办?考察任务还没有完成!

“喂!蒋!你来测量,我掌舵!”是伯克坚定的声音。

“好!”蒋家伦镇静沉着地答道。

尽管这时小摩托艇像只火柴盒似的在浪涛中颠簸,两位科学家并没有停止测量工作。

风,越刮越猛,怒浪拍击着岸边的岩,发出狂暴的呐喊声。他们与狂风巨浪拼搏了55分钟后,一扇凶恶的冰浪打来,将小船打翻„„

当蒋家伦从冻彻骨髓的浪窝里浮出来时,依稀看见自己距那黑的岸边大约一百米。这么短的泳程,对会游泳的他来说,并非难事。他拼足浑身力量,迎着咆哮的浪峰游去,才游出20米,手和脚就失去了知觉。原来在翻船时,他的套鞋、手套都被冰浪卷走了。幸好身上还穿着救生夹克,使心窝保持了温暖。他更加用力地向前游着。游到离岸50米处,力量愈加不支了。一片阴影立刻罩上心头。

1981年,一支德国考察南极的碎冰船,被浮冰击沉;

1982年,英国南极斯科特考察队四位探险家,在海冰上遇难,无一生还„„ 这是生死的搏斗啊!„„

天,越来越阴沉。岸,模糊不清。连方才看到的几只阿德雷企鹅,似乎也被冰川风那凄厉的口哨吓跑了„„

“呃,伯克呢?”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没有忘记澳大利亚朋友。他拼命地呼唤着他的名字,但微弱的声音,立即被浪涛的啸声击碎。

浪峰把他托上苍茫的天空,又张开大口将它吞入水底。他忽然看见左侧的一个小屿上,有个模糊的人影在踉跄地奔跑着,向他挥动着手臂。那是伯克!

朋友得救了,他感到一阵欣慰,也增加了他拼搏的勇气。他扬起头,看见了那希望之岸横亘在天水之间!

“祖国派我到南极,还没完成任务啊,我不能就这么死去!”

他看见有块浮冰向他飘来。如果登上去,就能赢得喘息时间。于是,他猛吸一口气,扎入浪谷中„„

头,猛地撞上一个坚硬的棱状物。那是浮冰的边缘呀,希望的闪光,给他充添了热能,他抓住冰凌角,几次滑脱,又几次奋争着浮上水面。头部被尖利的冰凌撞得鲜血淋漓。

„„他,终于把冻僵了的四肢,无力地瘫放在冰面上。头脑昏眩,浑身冷得打颤,哦,多么想睡会儿啊!不成!只要睡上几分钟,身体下融化了的冰面,就会把身体牢牢地“粘”住!

他,咬紧牙关,单腿跪起,强迫那结满冰凌的躯体站起来。

浮冰块顺着风势向岸边飘去。近了,近了!30米,20米,10米,5米„„ 生命的岸,希望的岸,在向他招手!他弯下身子,准备作最后的一跃。 狂风忽然转了向,推着浮冰块打了个旋儿,急速地向大海飘去。

他,木呆呆地望着越离越远的岸,那生命的岸!„„

猛地,他咬牙一蹲,腿弯处的冰凌,卡嚓压碎了。当身体摔倒在冰上的一刹那间,他就势滚翻,像头海豹似的,奋力滑入砭人肌骨的海水中„„

他,爬上了岸!

爬!爬!必须争取时间,到20米外的那个大岩洞里去避风,因为横扫冰原上的寒风,会迅速地将身上0 °C的海水,降至-15 °C,那样,不消几许时,他就会被冻成硬梆梆的冰疙瘩!

爬呀,爬!那裸露在冰雪上的大大小小的石头,把身上的冰盔冰甲,划得格格作响„„

爬呀,爬!棱角锋利的大小石头,像万把钢刀,割开了他那早已撕碎的救生夹克,划了皮肉,喷涌的鲜血,在身后的冰砖上,留下一道道、斑斑点点鲜红的冰珠儿„„

爬呀,爬!早已冻得发黑的手指,指甲早碎裂了,却像铁挠钩似的,牢牢嵌进冰凝雪冻的石头缝中„„

他爬出10米左右,忽然想到:不成!如果躲到洞里,站里派来找寻他们的直升飞机就无法发现自己!必须立即改变方向,爬到右边那块大岩石顶上去,„„

于是,又重新拼搏着向大岩石爬去„„他已经失去知觉,不知道寒冷,不知道伤口在不断地流血。

当他醒来时,感觉眼皮上跳动着温暖的光芒。那是缥缈朦胧的极光吗?那是五彩缤纷的冰晶吗?不,他是躺在凯西基地医务室的急救床上。灯下,闪动着一张张被冰川风吹得赭黑的脸盘。澳大利亚医生那含着惊讶和钦佩的目光,正朝他微笑呢。

他得救了。他恍然记起他在大岩石上的情景„„当他被冻得奄奄一息时,天空中传来了隆隆声,在灰暗云层上,闪现出了直升飞机的雾影„„

他微笑了,因为自己是胜利者!

然而,他笑得过早了。

蒋家伦这时的体温,是30 °C,快到了生命的临界点。他被立刻放到灌满温水的澡盆中。那遍体累累的伤痕,一触到水,仿佛剖心剜腑似的疼„„

他又昏厥过去„„

十分钟后,体温回升了。澳大利亚站长和美国科学家杰,昼夜陪伴着他。 四天之后,他从死神的魔爪中挣脱出来。他感到饿得胃壁都贴在一起了!那些放在病榻边鲜美的奶酪、蛋糕、牛油、巧克力,却无法勾动他的食欲。几次勉强咽下,一种奇怪的呕心,几乎把肠子肚子都翻吐出来„„

吊针,一滴滴,一日日,一夜夜„„

每当他经过抢救,又一次睁开眼睛时,那饥饿就随同而来。他多么盼望能吃一点家乡的豆腐乳、咸鸡蛋,喝一碗大米稀饭,就着辣丝丝的四川榨菜啊„„

2月9日清晨,当他睁开眼睛时,看见一位笑容可掬的中国学者和美国科学家杰坐在病榻旁。

“老蒋啊!我是兰州冰川所的谢自楚!在归国途中,特来看望你!„„” 他,久久地睁大双眼凝望着这位来自祖国的亲人。热泪一下子涌满眼眶!他挣扎着坐起身,用激动得微微颤抖的双手,接过谢自楚教授亲自为他煮的稀饭,顿觉胃口大开,狼吞虎咽地连喝了满满两大碗,又服下一粒云南白药中的红子。当谢自楚匆匆地跑回住舱,去为他拿珍藏的豆腐乳时,杰忽然向他问道:“蒋教授!您和谢教授在国内就是好朋友吗?”

“不是,我们刚刚相识。”

“呃?这„„不可能吧?”

怎么回答呢?他望着外国朋友迷茫的神情,笑了。

他,终于奇迹般地康复了。不久,又登上了那艘考察小艇,又踏上了南极茫茫的冰层。

1983年12月兰州

* * * * * *

看完这篇文章,你也许又一次明白,在生死攸关的时刻,人的意志力究竟有多么重要!在你的想象中,作为一位生物学家的蒋家伦,经常在实验室中搞研究工作,可能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意志薄弱的书生,但在严寒的南极浮冰上,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他真称得上是一条硬汉!美国作家海明威说,一个人可以被战胜,但不能被打败。蒋家伦并没有被战胜,更没有被打败。你曾经有过考验自己意志的时候吗?

这篇文章的大部分内容可能就是根据作者的自述而写的。那么,就请你还原为第一人称叙述,讲一讲这个故事。

范文八:122-浮冰上的两者 投稿:傅崬崭

浮冰上的两者

饿到第三天的晚上,诺尼想到了尼马克。在这座漂浮着的冰山上,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有血有肉的生灵了。

冰块裂开时,诺尼失掉了他的雪橇,食物和皮大衣,甚至失去了他的小刀。冰山上只留下他和他的那忠实的雪橇狗--尼马克。现在,他们两个卧在冰上,睁大眼睛注视着对方--双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诺尼对尼马克的爱是真真实实--就像这又饿又冷的夜晚和他伤腿上的阵痛一样的真实。但是,村里的人在食物短缺的时候,不都是毫不迟疑的杀犬充饥吗?

“尼马克饿久了也要寻觅食物的。我们当中的一个很快就要被另一个吃掉。”诺尼想。 空手他可杀不死尼马克,这畜生身强体壮,现在又比他有劲,所以他需要武器。 诺尼脱去手套,解下了伤腿的绷带。正在几个星期以前,他摔伤了腿,用两块小铁片和绷带捆扎固定。

他跪在冰上,把一块小铁片插入冰块的裂缝中,把另一块铁片紧贴在上面,慢慢地磨。 尼马克看着他。诺尼觉得犬的两眼似乎闪着异光。诺尼仍然磨着铁片,尽量不去想磨铁片干什么。铁片的边缘薄了,小刀磨好了。诺尼从冰块中拔出小刀,用拇指尖轻轻试着刀锋。太阳光照在小刀上,折射到他的眼里,使他一时看不到东西。诺尼硬起心肠来。 “来,尼马克。”他轻声叫着犬。尼马克迟疑地看着他。

“过来。”诺尼叫到。

尼马克走上前来。诺尼从那畜生盯着自己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从他的喘气声中和缩头缩脑的样子感到了饥饿和痛苦。他的心在流泪,他恨自己,又竭力压制这种感情。

尼马克越走越近,他已经意识到了诺尼的意图。诺尼感到了喉咙的梗塞,他看到犬的眼里充满了痛苦。

好!这正是动手的时候了!

一声痛苦的抽噎是诺尼跪立的身体一阵震颤。他诅咒小刀,紧闭两眼,摇摇晃晃地把刀子扔得老远。然后,他张开空空的双手,蹒跚地扑向尼马克,他倒下了。犬围着诺尼的身体打转,嗅叫着。这下诺尼感到了极度的恐慌!

他已经扔掉了小刀解除了武器。他太虚弱了,再也不能爬过去取刀子。现在只能听任尼马克的摆布了,而且尼马克也非常的饥饿。

犬围着他转,然后从后面扑了上来。诺尼可以听到这畜生喉咙里的吞咽声。

诺尼闭上眼睛祈祷着攻击快些结束。他感觉到犬的爪子踩这他的大腿,犬呼吸时喷出的热气冲着他的脖子。他随时都要放声尖叫。然而,他感觉到犬滚烫的舌头直舔他的饿脸。 诺尼睁开眼睛。他张开手,抱住尼马克的头。头靠着头,他轻轻地笑了„„

一小时后,一架直升飞机出现在北边的天空。飞机上一个海岸巡逻队的小伙子俯视着下面,他看到漂移着的冰山上有什么东西在闪光。

这是太阳光折射在什么东西上面,而且一闪一闪地在动。他让飞行员降低飞机,看到冰峰的阴影下有一个黑而不动的像人一样的黑影。

他把飞机落在一块较平的冰面上,然后上了冰山,黑影是一个小男孩和一条爱斯基摩雪橇犬,小男孩已昏过去,但还活者。那条犬无力地哀叫着,已经衰弱得一动也不能动了。 吸引了飞机上巡逻队员注意里的闪光物体是一把粗糙的小刀,刀尖向下插在不远的冰面上,在风中摇曳着„„

范文九:浮冰上教案 投稿:宋閳閴

浮冰上教案

浮冰上

教学目标:

1.知识与能力:学会12个生字。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复述课文。

2.过程与方法:通过理解关键语句,反复诵读鉴赏、品评、积累语言;联系生活实际加深体验;在自读自悟中培养关爱他人、关爱生灵的优良品质。

3.情感、态度价值观:

与文本对话:通过词、句的品读,分析诺尼和尼玛克的心理,感受作者所要塑造的形象和要表达的感情;

与心灵对话:探讨小说的主题,感悟爱的力量,人性的良善;可能的话,联系到人与自然的生存关系。 

教学课时:

一课时

教学过程:

一、课文导入

(图片)在众多的动物中,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之一。

而在遥远的地球北极,茫茫冰雪世界里,生活在这里的人与狗的关系更是非同一般。 有谁能说说自己所知道的情况吗?(请生谈)

在北极地区土生土长的爱斯基摩犬,能适应零下40℃以下的严寒,顶风冒雪拉着雪橇在冰原上飞驰。它是人类的得力助手,是严寒地带既积极又勤力的工作犬。爱斯基摩人为每一条雪橇犬都起了一个名字。有名字意味着平等,这是因为狗在他们的生活中不可或缺。

今天我们要学习的小说《浮冰上》,讲述的就是发生在地球北极地带一个少年和一条爱斯基摩犬的故事。请打开课文《浮冰上》。

二、文本对话(感受、分析)

1.结合文本,初谈体会。

师:读了此文后,你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2.品读关键句,把握人物情感。

(1) 找到句子。师:不少同学都感受到了诺尼对尼玛克的爱。如果让你把握文中直接表达诺尼对尼玛克的爱的语句,你会把握哪句句子?

(个别读——划——齐读):“爱是真真实实的——就像这又冷又饿的夜晚和他伤腿上的阵痛一样真实”。

(2) 挖掘文本。

为什么说“又冷又饿的夜晚”?——”冰块裂开时,诺尼失掉了他的雪橇、食物和皮大衣”“第三天的晚上“除了他们两个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有血有肉的生灵了。” “冰山上只留下他和他那忠实的雪橇犬——尼玛克”。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再也没有”,“只留下”,被困漂浮的冰山上饥寒交迫已三天,死亡威胁着他们。诺尼迫不得已想到了自己忠实的伙伴——尼玛克,交代诺尼杀犬乃万不得已却也是情理之中。

“爱”与“又冷又饿”与“阵痛”没有必然的联系,为什么要这样写?

——面临死亡绝境是真,但对犬的爱也是真。这是一道二难选择题。

——铺设情境(请生朗读ppt的内容)

3.合作学习,分析诺尼复杂的心理过程。

师:诺尼在是否要杀尼玛克这一问题上是非常矛盾的,他经过了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

ppt出示:

1.诺尼几次下决心杀犬?

2.你从文中哪些词可以看出他这一矛盾心理的呢?请划出并加以分析讨论。 3.在课文中划出反映诺尼心理变化的关键词语。

交流,板书:

诺尼不忍——痛恨——痛苦祈祷

真真实实爱头靠头

生灵尼玛克迟疑——恐惧——痛苦舔

品读关键句子:

“头靠着头,他轻轻地哭了„„”诺尼为何而哭?这是怎样的泪水?

这是的泪水?(幸福,悲伤,无奈,愧疚,悔恨,感动,彼此信任,彼此互爱) (生结合文本谈,读)

小刀——线索。

三、与心灵对话(感悟,交流)

师:现在,我们学了此文后,你感受最深,或者,困惑最大的又是什么? 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诺尼,最终选择放弃了。这合理吗?

为一条狗而选择放弃自己生命的希望,值得吗?

难道他不尊重、不爱惜生命吗?

爱斯基摩人也爱自己的犬,可不是在危急关头照样杀犬充饥吗?

人在面对生存危机时,可能会怎样?生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彼此的互爱

——正是因为他珍爱生命的表现

——诺尼的心中,狗与人是平等的。“有血有肉的生灵”(生灵:意指人,在诺尼心中,狗也是一条生命)

——忠实(世界上没有任何两种物种能有像人和狗那样的生存关系)

四、结束语

爱与生命同在,爱与万物共存。倘若把生命比作一棵大树,那么,爱则使她赋有活力,躯干挺拔,青枝绿叶。这让人想起了中国一代文学巨匠巴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亲情、友情是我生命中的一盏明灯,生命中倘若没有爱没有情感,那生命又有何意义呢?



课后记:

《浮冰上》是一篇很好的质疑课范文,就整篇文章看,可质疑的地方有许多。而我选择它作为公开课的文本,主要因为,它与《“诺曼底”号遇难记》一样,人文气息浓郁,作者都试图通过小说人物的描写,刻画,表达对人性的探索。而且它的欣赏价值不仅包含了课文所体现的人与动物的爱,还涉及人与人之间的爱。因此,诺尼与爱斯基摩犬之间超越生死的爱也就成为了整堂课的亮点和高潮。

这节课,我试图创设情景,合作学习,课堂讨论,通过朗读等形式不断品读文本,刺激学生思考,激起求知欲。然而,激活课堂,并不完全在于教师如何教活,还在于教师如何有效地激发和诱导每一位学生主动地参与课堂学习,并取得良好的效果。对此,我还需作进一步的努力。

范文十:浮冰上的少年与狗 投稿:朱憵憶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饿 到 第 三 天 的 晚 上 , 尼 想 到 了尼 玛 克 。在 这 座  诺

尼 玛 克迟 疑 地 看 着 他 。  

教师博览 ; 

; ; J >0 ∞ I

漂 浮 着 的 冰 山 上 , 了他 们 两 个 以 外 , 也 没 有 别 的  除 再

有 血 有 肉的 生 灵 了 

“ 来 。 ” 尼 叫道 。 过 诺   尼 玛 克 走 上 前 来 。 尼 从 那 畜 牲 盯着 自己 的 眼神  诺

冰 块 裂 开 时 , 尼 失 掉 了他 的 雪 橇 、 物 和 皮 大  里 看 到 了恐 惧 , 它 的喘 气 声 中和 缩 头 缩 脑 的 样 子 感  诺 食 从

衣 , 至 失 去 了他 的小 刀 。 冰 山 上 只 留下 他 和他 那 忠  觉 到 了 饥 饿 和 痛 苦 。 的 心 在 流 泪 , 痛 恨 自己 , 竭  甚 他 他 又

实 的 雪 橇犬 — — 尼 玛 克 。 在 , 现 他们 两个 卧在 冰 上 , 睁  力 压 制 住 这 种 感 情 。  

大 眼 睛 注视 着 对 方 — — 双 方 保 持 着 一 定 的距 离 。   饿 又 冷 的夜 晚和 他 伤 腿 上 的 疼 痛 一 样真 实 。 但是 。 村  尼 玛 克 越走 越 近 ,它 已经 意 识 到 了诺 尼 的意 图 。   诺 尼 对 尼 玛 克 的爱 是 真 真 实 实 的— — 就像 这 又  诺 尼感 到 喉 咙梗 塞 , 看 到 犬 的 眼 里 充满 了痛 苦 。 他   好 ! 正 是 动 手 的时 候 了! 这  

里 的人 在 食 物 短 缺 的 时 候 , 都 是 毫 不 迟 疑 地 杀 犬 充  不

饥 吗?  

声 痛 苦 的 抽 咽 使 诺 尼 跪 

立着 的身 体一 阵震 颤 。 诅咒 小   他

“ 玛 克 饿 久 了也 要 寻 觅 食 物 的 。 我 们 当 中的 一  尼 个很快就要被另一个吃掉。” 尼想。 诺   空 手 他 可 杀 不 死 尼 玛 克 . 畜 牲 身 强 体 壮 , 在  这 现

丁  

刀, 两眼, 晃晃 紧闭 摇摇 地把刀  

垮 

r 

,,  

倒下 了。  

犬 围着 诺 尼 的 身 体 打转 , 嗥 

0 白   叫 。下 尼 到 度 恐 勺 着 这 诺 感 极 的 

母  ・ 麦 1  /   

天  . I  

∞  :  7

惧 他 经 掉 小 ,除   。 已 扔 了 刀解 了

武 装 。他 太 虚 弱 了 , 也 不 能 爬  再 过 去 取 刀 子 。 在 只 有 听 任 尼 玛  现

克的摆布了, 而且尼玛克也非常 

饥饿。  

了  上

咙 里 的 吞 咽声 。  

诺 尼 闭上 眼 睛 , 祷 犬 的 攻击 快 一 些结 束 。 他 感  祈

觉 到 犬 的爪 子 踩 着 他 的大 腿 , 呼 吸 时 喷 出 的 热 气 冲  犬 击 着 他 的脖 颈 。他 随 时 都 要 放 声 尖 叫 。  

然 而 . 感 觉 到 犬 滚 烫 的 舌头 直舐 他 的脸 。 他  

诺尼睁开眼睛 。 张开手 , 住尼玛克的头。 他 抱 头靠 

着 头 , 轻 轻 地 哭 了 … …  他

小时后 . 一架 直升 飞机 出现 在 北 边

天 空 。 飞 机 

上 一 个 海 岸 巡 逻 队的 小 伙 子俯 视 着 下 面 , 看 到 了漂  他

又 比他 有 劲 , 以 , 需 要 武 器 。 所 他   诺 尼 脱 去 手 套 , 下 了伤 腿 的绷 带 。 在 几 个 星 期  解 以前 , 摔 伤 了 腿 , 两 块 小 铁 片 和绷 带 捆 扎 固定 。 他 用  

把另一块铁片紧贴在上面 , 慢地磨。 慢  

移 着 的冰 山 , 现 冰 山上 有 什 么东 西 在 闪光 。 发   这 是 太 阳光 折 射在 什 么 东西 上 面 ,而且 一 闪 一 闪 

地 在动 。 让飞 行员 降低 飞 机 , 到 冰峰 的 阴影下 , 一  他 看 有

还有 两个 黑影 ?   他 跪 在 冰 上 .把 一 块小 铁 片插 入 冰 块 的裂 缝 中 , 个 不 动的 像人 一样 的黑 影 。怎 么 ,  

他 把 飞 机 降 落 在 一 块 较 平 的 冰 面 上 , 后 上 了 冰  然

犬 。 男 孩 已 经 昏了 过 去 , 还 活 着 。 条犬 无 力 地哀  小 但 那

黑 尼 玛 克 看 着 他 。诺 尼 觉 得 犬 的 两 眼 似 乎 闪 着 异  山 。 影 是 两 个 — — 一 个 小 男 孩 和 一 条 爱 斯 基 摩 雪橇 

光。   已   诺 尼 仍 然 磨 着 铁 片 ,尽量 不去 想 磨 铁 片 干 什 么 。 叫着 . 经 衰 弱得 一 动也 不 能 动 了 。   铁 片 的 边 缘 磨 薄 了 , 亮 时分 , 刀 磨 好 了 。 天 小  

吸 引 飞 机 上 巡 逻 队 员 注 意 力 的 闪 光 物 体 是 一 把 

( 云 间摘 自新 世 界 出版 社 《 找 一 生 的 感 动 》 一 书  水 寻

插 图 : 腊 远) 姚  

刀   诺 尼 从 冰 块 中拔 出小 刀 ,用 拇 指 轻 轻 试 着 刀 锋 。 粗 糙 的 小 刀 , 尖 向下 插 在 不 远 的冰 面 上 。  

太 阳光 照 在 小 刀 上 , 射 到 他 眼 里 , 他 一 时看 不 见  折 使

东西。   诺 尼 硬 起 心 肠来 。  

F 责编: 河    唐

“ . 玛 克 。 ” 轻 声 叫犬 。 来 尼 他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