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医学_范文大全

中国社会医学

【范文精选】中国社会医学

【范文大全】中国社会医学

【专家解析】中国社会医学

【优秀范文】中国社会医学

范文一: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投稿:阎熔熕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2010 年04期

目 录

台风登陆区居民台风灾害脆弱性调查分析

地方医院动员系统概念模型研究 我国医患关系研究现状

武汉城市圈城乡医疗保障体系一体化的构想 从患者视角探讨大型公立医院的发展现状

全国重点联系城市不同举办主体开展社区卫生服务的

SWOT分析 我国城市医院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新型卫生信息资源互动模式研究

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档案管理工作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十堰市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病人满意度的调查研究

符丽燕;孙海琴;姜丽萍;王玉玲;

栗美娜;张鹭鹭;张振华;许苹;连斌;

傅兴华;肖水源;唐友云; 孙明瑾;

胡清;李雪峰;朱大菊;王芳;王玉芹;龚勋; 张研;刘忻;张亮; 李永斌;曹世义;王芳;卢祖洵;

姚瑶;张少哲;赵宁;陈婷;

柳俊;谢舒;方鹏骞; 李秀;

谢帆;周尚成;张俊;廖华;吴谦;龙斌斌;

郝潇;袁兆康;兰希林

;涂

江西省新农合两种门诊补偿模式的比较分析

永红;肖云昌;俞慧强;刘勇;洪鹰;陈尚文;

性服务人员及娱乐场所业主与艾滋病防治工作人员互动活动效果评价 广州市公立医院住院服务资源配置思考 湖北省通山县乡村医生执业现状调查分析

Seminar教学法在卫生事业管理研究生教学中的探索与实践

儿童行为问题的影响因素与干预对策

姜家驹;李新利;

张海宏;孙奕;李凤;张亮;

鲁玉玲;

秦永杰;赵坤;吴强;王云贵;

李春梅;林利;李淼晶; 周指明;李瑞莉;邱德星;

社区健康服务对儿童早期保健的影响

金承刚;陈博文;刘伟平;巫云辉;

基于社区“知己健康管理”的孕产妇干预效果研究

彭华;鲍勇;

西藏主要城市男男性行为人群HIV感染及高危行为状况调查 佛山市南海区407例出生缺陷监测资料分析

社区老年痴呆照护者体验的现象学分析 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的人性化护理管理探讨

初探全科医学视角下痛风控制管理体系的构建思路 急性脑梗死患者住院治疗循证经济学研究

武汉市男男性行为人群艾滋病、梅毒及丙肝感染现状分析 安庆市社区中老年人锻炼时运动损伤状况的调查研究

特殊家庭与儿童心理健康关系的研究进展

贵州省某山区农村留守儿童孤独水平评价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马玉桂;雅西;

郭艳;邝丽贞;黄敏; 吴军;于芸;周青;

吴冰;郑菁;沈娟;屠肖萍; 苏娅;吴恳;金水晶;李光杰;王镇;符生冠;张勇

; 胡耿丹;许全成;赵焕苓; 张良;张琪

;陈俊国;尹岭; 李玲;

黄庆;徐先霞;朱静

; 袁碧涛;董国营;林应和;

王鑫;郭强;

吴炳义;吴建元

;张新民;

普通高校课堂双语教学方法探析——以社会医学为例 司瑜;董征;郭继志;刘典恩;陈景武;

胡捷;李珺;熊光练;陈建伟;

影响安全食用“云南过桥米线”相关因素的调查分析

范文二:中国医学装备杂志社 投稿:王胨胩

中国医学装备杂志社

医装社发{2010}06号

关于出版《中国医学装备技术评估选型

入选品目》(2009~2010版)的通知

各生产经营单位:

为深入贯彻落实《卫生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器械集中采购管理的通知(卫规财发[2007]208号)》的精神,进一步为各省市卫生厅(局)开展医疗器械集中采购提供技术服务,根据广大医疗卫生单位的要求和建议,中国医学装备杂志社决定编辑出版《中国医学装备技术评估选型入选品目》(2009~2010版)(以下简称《品目》)。《品目》中将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通过中国医学装备协会技术评估选型推荐产品的各种详细参数,为各地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和用户提供直观的参考资料。

因《品目》编制工作量较大涉及面广,为加强组织落实,确保编辑出版质量,中国医学装备杂志社成立“《中国医学装备技术评估选型入选品目》编委会”负责编辑出版事宜。有关具体事宜请详见附件。

中国医学装备杂志社

二○一○年四月六日

主题词:装备技术 评估选型 品目

抄 报:中国医学装备协会 2010年4月6日印发

范文三:ajuippp中_国全科医学杂志社 投稿:孙鋫鋬

、|

!_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期刊简介

刊名: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Chinese General Practice

主办: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

周期: 半月

出版地:河北省邯郸市

语种:

中文开本: 大16开

ISSN 1007-9572

CN 13-1222/R

邮发代号 80-258

创刊年:1998

ASPT来源刊

中国期刊网来源刊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经国家科委批准(刊号CN13-1222/R)由卫生部主管,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及邯郸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主办。栏目设有:全科医学教育与模式探索、临床研究、临床实践与技能、中医•中西医结合,综合护理、预防医学、康复与卫生保健、心理与环境、综述与讲座、疑难病例讨论、短篇及个案报道等。主要刊登临床多发病、常见病、地方病和社会环境所致疾患、心理疾患和精神疾患的预防,早期诊断、鉴别诊断、系统治疗、连续监测、整体护理、康复保健等内容,着重介绍适合基层临床应用的医学科研成果及临床诊治经验,积极体现全科医疗特色。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由国家科委批准;国家卫生部主管,中华医学会和国家卫生部医政司主办,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编辑出版,中央国家级医药卫生综合类科技学术期刊,国家科技部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临床医学核心期刊、中国生物核心期刊《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收录期刊。本刊以全心全意为医务工作者服务为宗旨,以平实、贴近、求真、创新为办刊方针,以零距离贴近,手牵手前进为办刊理念,宣传医疗卫生政策,传递医务工作者的心声,报道医疗卫生工作领域的科研成果和经验,加强国内外医药学术交流,具有较高的学术品位和权威性。本刊为月刊,海内外公开发行。本刊坚持为广大医药卫生工作者服务的宗旨,努力达成内容与形式、质量与视野的完美统一,真正成为大家进行学术交流的园地,成果展示的平台。

1.主要栏目:论著、综述、临床研究、医学检验、医学影像、病例分析、个案报告、经验交流、卫生防疫、医疗保健、中医中药、医药大观、医药管理、医教之窗、医疗保险、调查报告、基层园地等。

2.投稿格式:本刊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接收稿件,word文档格式,来稿请遵守一般技术格式规范,包括标题、作者、作者单位、中文摘要、中文关键词、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正文,参考文献,以4000字以内或倍增为宜。

3.论文要求:论点明确,数据可靠,文字准确简练,论证、对比资料要新,注意时效性。论文为原创作品,尚未公开发表,若发生侵权及泄露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承担。文中图表置于文内段落处,图表随

文走,标明图表序和图表名。图和照片务必清晰、层次分明,并附图题及表题。

4.稿件处理:本社审稿周期为一个月,超过一个月未通知,作者自行处理稿件。凡不刊用的稿件,恕不退稿,请作者自行留底。对所刊用的稿件,本刊有权做文字性修改,或要求作者修改,如不同意,请事先声明。请勿一稿多投。来稿文责自负。注明作者真实姓名、性别、出生年月、籍贯、学位、工作单位、职称、研究方向,以及通信地址、邮编、E-mail、电话、传真等。论文所涉及的项目如为国家或地方基金课题,请在来稿中注明课题项目、编号、来源。

投稿信箱:szbyqk@126.com

QQ咨询投稿:1791487883

范文四:Jdphlk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 投稿:罗郿鄀

-+

懒惰是很奇怪的东西,它使你以为那是安逸,是休息,是福气;但实际上它所给你的是无聊,是倦怠,是消沉;它剥夺你对前途的希望,割断你和别人之间的友情,使你心胸日渐狭窄,对人生也越来越怀疑。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期刊简介

刊名: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Chinese General Practice

主办: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

周期: 半月

出版地:河北省邯郸市

语种:

中文开本: 大16开

ISSN 1007-9572

CN 13-1222/R

邮发代号 80-258

创刊年:1998

ASPT来源刊

中国期刊网来源刊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经国家科委批准(刊号CN13-1222/R)由卫生部主管,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及邯郸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主办。栏目设有:全科医学教育与模式探索、临床研究、临床实践与技能、中医•中西医结合,综合护理、预防医学、康复与卫生保健、心理与环境、综述与讲座、疑难病例讨论、短篇及个案报道等。主要刊登临床多发病、常见病、地方病和社会环境所致疾患、心理疾患和精神疾患的预防,早期诊断、鉴别诊断、系统治疗、连续监测、整体护理、康复保健等内容,着重介绍适合基层临床应用的医学科研成果及临床诊治经验,积极体现全科医疗特色。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由国家科委批准;国家卫生部主管,中华医学会和国家卫生部医政司主办,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编辑出版,中央国家级医药卫生综合类科技学术期刊,国家科技部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临床医学核心期刊、中国生物核心期刊《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收录期刊。本刊以全心全意为医务工作者服务为宗旨,以平实、贴近、求真、创新为办刊方针,以零距离贴近,手牵手前进为办刊理念,宣传医疗卫生政策,传递医务工作者的心声,报道医疗卫生工作领域的科研成果和经验,加强国内外医药学术交流,具有较高的学术品位和权威性。本刊为月刊,海内外公开发行。本刊坚持为广大医药卫生工作者服务的宗旨,努力达成内容与形式、质量与视野的完美统一,真正成为大家进行学术交流的园地,成果展示的平台。

1.主要栏目:论著、综述、临床研究、医学检验、医学影像、病例分析、个案报告、经验交流、卫生防疫、医疗保健、中医中药、医药大观、医药管理、医教之窗、医疗保险、调查报告、基层园地等。

2.投稿格式:本刊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接收稿件,word文档格式,来稿请遵守一般技术格式规范,包括标题、作者、作者单位、中文摘要、中文关键词、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正文,参考文献,以4000字以内或倍增为宜。

3.论文要求:论点明确,数据可靠,文字准确简练,论证、对比资料要新,注意时效性。论文为原创作品,尚未公开发表,若发生侵权及泄露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承担。文中图表置于文内段落处,图表随

文走,标明图表序和图表名。图和照片务必清晰、层次分明,并附图题及表题。

4.稿件处理:本社审稿周期为一个月,超过一个月未通知,作者自行处理稿件。凡不刊用的稿件,恕不退稿,请作者自行留底。对所刊用的稿件,本刊有权做文字性修改,或要求作者修改,如不同意,请事先声明。请勿一稿多投。来稿文责自负。注明作者真实姓名、性别、出生年月、籍贯、学位、工作单位、职称、研究方向,以及通信地址、邮编、E-mail、电话、传真等。论文所涉及的项目如为国家或地方基金课题,请在来稿中注明课题项目、编号、来源。

投稿信箱:szbyqk@126.com

QQ咨询投稿:1791487883

范文五:Aeepfdi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 投稿:潘犖犗

生命是永恒不断的创造,因为在它内部蕴含着过剩的精力,它不断流溢,越出时间和空间的界限,它不停地追求,以形形色色的自我表现的形式表现出来。

--泰戈尔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期刊简介

刊名: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Chinese General Practice

主办: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

周期: 半月

出版地:河北省邯郸市

语种:

中文开本: 大16开

ISSN 1007-9572

CN 13-1222/R

邮发代号 80-258

创刊年:1998

ASPT来源刊

中国期刊网来源刊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经国家科委批准(刊号CN13-1222/R)由卫生部主管,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及邯郸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主办。栏目设有:全科医学教育与模式探索、临床研究、临床实践与技能、中医•中西医结合,综合护理、预防医学、康复与卫生保健、心理与环境、综述与讲座、疑难病例讨论、短篇及个案报道等。主要刊登临床多发病、常见病、地方病和社会环境所致疾患、心理疾患和精神疾患的预防,早期诊断、鉴别诊断、系统治疗、连续监测、整体护理、康复保健等内容,着重介绍适合基层临床应用的医学科研成果及临床诊治经验,积极体现全科医疗特色。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由国家科委批准;国家卫生部主管,中华医学会和国家卫生部医政司主办,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编辑出版,中央国家级医药卫生综合类科技学术期刊,国家科技部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临床医学核心期刊、中国生物核心期刊《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收录期刊。本刊以全心全意为医务工作者服务为宗旨,以平实、贴近、求真、创新为办刊方针,以零距离贴近,手牵手前进为办刊理念,宣传医疗卫生政策,传递医务工作者的心声,报道医疗卫生工作领域的科研成果和经验,加强国内外医药学术交流,具有较高的学术品位和权威性。本刊为月刊,海内外公开发行。本刊坚持为广大医药卫生工作者服务的宗旨,努力达成内容与形式、质量与视野的完美统一,真正成为大家进行学术交流的园地,成果展示的平台。

1.主要栏目:论著、综述、临床研究、医学检验、医学影像、病例分析、个案报告、经验交流、卫生防疫、医疗保健、中医中药、医药大观、医药管理、医教之窗、医疗保险、调查报告、基层园地等。

2.投稿格式:本刊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接收稿件,word文档格式,来稿请遵守一般技术格式规范,包括标题、作者、作者单位、中文摘要、中文关键词、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正文,参考文献,以4000字以内或倍增为宜。

3.论文要求:论点明确,数据可靠,文字准确简练,论证、对比资料要新,注意时效性。论文为原创作品,尚未公开发表,若发生侵权及泄露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承担。文中图表置于文内段落处,图表随

文走,标明图表序和图表名。图和照片务必清晰、层次分明,并附图题及表题。

4.稿件处理:本社审稿周期为一个月,超过一个月未通知,作者自行处理稿件。凡不刊用的稿件,恕不退稿,请作者自行留底。对所刊用的稿件,本刊有权做文字性修改,或要求作者修改,如不同意,请事先声明。请勿一稿多投。来稿文责自负。注明作者真实姓名、性别、出生年月、籍贯、学位、工作单位、职称、研究方向,以及通信地址、邮编、E-mail、电话、传真等。论文所涉及的项目如为国家或地方基金课题,请在来稿中注明课题项目、编号、来源。

投稿信箱:szbyqk@126.com

QQ咨询投稿:1791487883

范文六:Erqlxy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 投稿:吴嚿囀

生活需要游戏,但不能游戏人生;生活需要歌舞,但不需醉生梦死;生活需要艺术,但不能投机取巧;生活需要勇气,但不能鲁莽蛮干;生活需要重复,但不能重蹈覆辙。

-----无名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期刊简介

刊名: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Chinese General Practice

主办: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

周期: 半月

出版地:河北省邯郸市

语种:

中文开本: 大16开

ISSN 1007-9572

CN 13-1222/R

邮发代号 80-258

创刊年:1998

ASPT来源刊

中国期刊网来源刊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经国家科委批准(刊号CN13-1222/R)由卫生部主管,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及邯郸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主办。栏目设有:全科医学教育与模式探索、临床研究、临床实践与技能、中医•中西医结合,综合护理、预防医学、康复与卫生保健、心理与环境、综述与讲座、疑难病例讨论、短篇及个案报道等。主要刊登临床多发病、常见病、地方病和社会环境所致疾患、心理疾患和精神疾患的预防,早期诊断、鉴别诊断、系统治疗、连续监测、整体护理、康复保健等内容,着重介绍适合基层临床应用的医学科研成果及临床诊治经验,积极体现全科医疗特色。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由国家科委批准;国家卫生部主管,中华医学会和国家卫生部医政司主办,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编辑出版,中央国家级医药卫生综合类科技学术期刊,国家科技部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临床医学核心期刊、中国生物核心期刊《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收录期刊。本刊以全心全意为医务工作者服务为宗旨,以平实、贴近、求真、创新为办刊方针,以零距离贴近,手牵手前进为办刊理念,宣传医疗卫生政策,传递医务工作者的心声,报道医疗卫生工作领域的科研成果和经验,加强国内外医药学术交流,具有较高的学术品位和权威性。本刊为月刊,海内外公开发行。本刊坚持为广大医药卫生工作者服务的宗旨,努力达成内容与形式、质量与视野的完美统一,真正成为大家进行学术交流的园地,成果展示的平台。

1.主要栏目:论著、综述、临床研究、医学检验、医学影像、病例分析、个案报告、经验交流、卫生防疫、医疗保健、中医中药、医药大观、医药管理、医教之窗、医疗保险、调查报告、基层园地等。

2.投稿格式:本刊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接收稿件,word文档格式,来稿请遵守一般技术格式规范,包括标

题、作者、作者单位、中文摘要、中文关键词、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正文,参考文献,以4000字以内或倍增为宜。

3.论文要求:论点明确,数据可靠,文字准确简练,论证、对比资料要新,注意时效性。论文为原创作品,尚未公开发表,若发生侵权及泄露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承担。文中图表置于文内段落处,图表随文走,标明图表序和图表名。图和照片务必清晰、层次分明,并附图题及表题。

4.稿件处理:本社审稿周期为一个月,超过一个月未通知,作者自行处理稿件。凡不刊用的稿件,恕不退稿,请作者自行留底。对所刊用的稿件,本刊有权做文字性修改,或要求作者修改,如不同意,请事先声明。请勿一稿多投。来稿文责自负。注明作者真实姓名、性别、出生年月、籍贯、学位、工作单位、职称、研究方向,以及通信地址、邮编、E-mail、电话、传真等。论文所涉及的项目如为国家或地方基金课题,请在来稿中注明课题项目、编号、来源。

投稿信箱:szbyqk@126.com

QQ咨询投稿:1791487883

范文七:Mgbrgc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 投稿:孟誐誑

生命中,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进入。于是,看见的,看不见的;记住的,遗忘了。生命中,不断地有得到和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见了;遗忘的,记住了。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期刊简介

刊名: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 Chinese General Practice

主办: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

周期: 半月

出版地:河北省邯郸市

语种:

中文开本: 大16开

ISSN 1007-9572

CN 13-1222/R

邮发代号 80-258

创刊年:1998

ASPT来源刊

中国期刊网来源刊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经国家科委批准(刊号CN13-1222/R)由卫生部主管,卫生部医院管理研究所及邯郸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主办。栏目设有:全科医学教育与模式探索、临床研究、临床实践与技能、中医•中西医结合,综合护理、预防医学、康复与卫生保健、心理与环境、综述与讲座、疑难病例讨论、短篇及个案报道等。主要刊登临床多发病、常见病、地方病和社会环境所致疾患、心理疾患和精神疾患的预防,早期诊断、鉴别诊断、系统治疗、连续监测、整体护理、康复保健等内容,着重介绍适合基层临床应用的医学科研成果及临床诊治经验,积极体现全科医疗特色。

《中国全科医学杂志》,是由国家科委批准;国家卫生部主管,中华医学会和国家卫生部医政司主办,中国全科医学杂志社编辑出版,中央国家级医药卫生综合类科技学术期刊,国家科技部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临床医学核心期刊、中国生物核心期刊《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收录期刊。本刊以全心全意为医务工作者服务为宗旨,以平实、贴近、求真、创新为办刊方针,以零距离贴近,手牵手前进为办刊理念,宣传医疗卫生政策,传递医务工作者的心声,报道医疗卫生工作领域的科研成果和经验,加强国内外医药学术交流,具有较高的学术品位和权威性。本刊为月刊,海内外公开发行。本刊坚持为广大医药卫生工作者服务的宗旨,努力达成内容与形式、质量与视野的完美统一,真正成为大家进行学术交流的园地,成果展示的平台。

1.主要栏目:论著、综述、临床研究、医学检验、医学影像、病例分析、个案报告、经验交流、卫生防疫、医疗保健、中医中药、医药大观、医药管理、医教之窗、医疗保险、调查报告、基层园地等。

2.投稿格式:本刊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接收稿件,word文档格式,来稿请遵守一般技术格式规范,包括标题、作者、作者单位、中文摘要、中文关键词、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收稿日期、作者简介、正文,参考文献,以4000字以内或倍增为宜。

3.论文要求:论点明确,数据可靠,文字准确简练,论证、对比资料要新,注意时效性。论文为原创作品,尚未公开发表,若发生侵权及泄露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承担。文中图表置于文内段落处,图表随文走,标明图表序和图表名。图和照片务必清晰、层次分明,并附图题及表题。

4.稿件处理:本社审稿周期为一个月,超过一个月未通知,作者自行处理稿件。凡不刊用的稿件,恕不退稿,请作者自行留底。对所刊用的稿件,本刊有权做文字性修改,或要求作者修改,如不同意,请事先声明。请勿一稿多投。来稿文责自负。注明作者真实姓名、性别、出生年月、籍贯、学位、工作单位、职称、研究方向,以及通信地址、邮编、E-mail、电话、传真等。论文所涉及的项目如为国家或地方基金课题,请在来稿中注明课题项目、编号、来源。

投稿信箱:szbyqk@126.com

QQ咨询投稿:1791487883

范文八:《中国社会医学杂志》投稿简则 投稿:段棿椀

《 中 国社 会 医学杂 志 》 投 稿简 则 

《 中国社会 医学 杂 志 》 为 中国科技 核心 期 刊及 中 国科 技论 文 统计 源期 刊 , 为 了保证 期 刊质 量 , 同时便 于 本  刊与 国内外检 索性 刊物 接轨 , 根 据有关 标 准 和规范 , 结 合本 刊 实际 , 特制 定 以下简 则 。  

1 投 稿 要 求 

( 1 )文稿 应为 作者 创作 , 作 者享有 文稿 的著 作权 , 稿件 文 责 自负 。来稿 时请 提供 作 者姓 名 、 工 作 单位 、 邮  政 编码 、 联 系地 址及 电话 号码 ( 包 括手 机号 ) , 同时注 明第 一作 者 的 出生年 份 、 性别 、 学历 、 职称 、 研究 方 向 。若  为 基金 项 目论文 , 请 注 明基金来 源 及编 号 , 凡 国家级 基金 项 目论 文 、 博 士 生导 师或 博士 生论 文 、 省部 级 以上基  金 项 目论文 , 本 刊优先 考 虑 录用 。  

( 2 )本 刊 已被《 中国学术 期 刊 ( 光盘版) 》 、 《 中文 科 技 期 刊 数 据 库 》 、 《 中 国期 刊 网 》 、 《 中 国期 刊全 文 数 据  库》 全文 收 录并上 网 , 也是 “ 万方 数 据资源 系统 ( C h i n a l n f o ) 数 字化 期刊 群 ” 入 网期刊 , 如 作 者 不 同意 被 上述 数  据 库收 录 , 请 在投 稿 时 申明 , 未 申明者则 视 为 同意收 录 。  

( 3 )文 稿应 有创 新 ; 论 点 明确 , 论据 可靠 , 数 据准 确 ; 图表 清 晰 , 图题 、 表题 完整 ; 文 字精 练 , 量 和 单位 一 律  采 用法定 计 量单位 及 其书 写规 则 ; 文 中外 文 字母 、 符 号请 按 印 刷体 书 写 ; 中文 插 图和 照 片要 清 晰 、 大小适中;   文 章 内容 应 注意保 守 国家机 密 。论 著文 章 4 5 0 0字 以 内( 含 中英 文摘 要 及参 考文 献 ) , 实践 经 验及 交 流性文 章 

般 不超 过 3   0 0 0字 。  

( 4 )所有 来 稿 均 需 提供 中英 文摘 要 , 中文 摘 要 字 数应 在 2 0 0字左 右 ; 英 文摘 要 要 与 中文摘 要 内容 相 一  致, 包 括文 章英 文题 名 、 作者 英文 署名 、 作 者单 位英 文署 名 、 摘要 正文 及关 键 词 。  

( 5 )论 文必须 附有参 考文 献 ( 综 述性 文 章参 考文 献不 得少 于 1 5篇 , 一 般性 论文 不得 少 于 7 篇) 。作 者 须  按 文 献引用 先 后顺 序连 续编 码 , 并 在 文 中相应 位置 用上 角标 标 出 。文后 参考 文献 著 录格 式如 下 :  

①专 著 - L 序号 ]作 者 . 书名 [ M] .出版 地 : 出版 者 , 出版年 . 起 止 页码 .   ②译著 : [ 序号 ]作 者.译 者. 书名 E M] .出版 地 : 出版 者 , 出版年 . 起 止 页码 .  

③ 连续 出版物

: [ 序 号]作者 . 题名[ J ] .刊名 , 出版年 , 卷( 期) : 起 止 页码.  

④论 文集 : [ 序 号]文献 作 者.析 出文献 题名 [ A] . 编者 .论 文集 名 [ c ] . 出版地 :出版者 , 出版年 .析 出文 

献 起止 页码 .  

⑤ 学位 论 文 : [ 序 号]作 者.题名 [ D] .出版 地 : 出版 者 , 出版 年.   ⑥ 专利 : [ 序 号]专 利所 有者 .专利题 名 [ P ] .专 利 国别 : 专利 号 , 出 版 日期 .  

⑦ 国际 、 国家标 准 : [ 序号 ]标 准代 号. 标准 名称 I S ] . 出版 地 : 出版 者 , 出版 年.   ⑧ 技术 报告 : [ 序 号]作 者.题 名l - R] .报告 代码 及 编号 , 地名 : 出版者 , 出版年 .   ⑨ 电子 文献 : [ 序 号]作 者.电子 文 献题 名 [ 电子文 献 及 载 体类 型标 识 ] . [ 发 表 或 更新 日期 / 引用 日期 ] .  

h t t p / / : 电子 文献 的 出处或 可获 得地 址.  

⑩ 报纸 文章 : [ 序 号]作 者.文献 题名 [ N] .报 纸名 , 出版 日期 ( 版次 ) .  

2   投 稿 方 式 

可用 Ema i l 将所 投稿 件 直 接发 送 至 编辑 部 邮箱 ( s h y x 2 0 0 6 @1 2 6 . c o m; wh d 9 8 0 0 @1 6 3 . c o n) r , 并 请 在 邮 

件 主题上 注 明“ 投 稿/ 第 一作 者 姓名 ” 字样 ; 亦 可通 过 邮局信 函投递 。   编辑 部地 址 : 武汉 市航 空路 1 3 号 华 中科 技 大学 同济 医学 院 内  邮编: 4 3 0 0 3 0 ; 电话 : ( 0 2 7 ) 8 3 6 9 2 3 9 6 ; 电子 邮 箱 : s h y x 2 0 0 6 @1 2 6 . c o m 或 wh d 9 8 0 0 @1 6 3 . c o n r  

3 稿 件 处 理 程 序 

( 1 )本 刊收 稿后 , 将在 2 ~3天 内 , 通过 电子 邮件 给作 者发 送“ 收稿 回执 ” 。   ( 2 )对来 稿 收取 审稿 费 3 0元/ 篇, 审稿结 果将 在 收 到审稿 费后 2个 月 内反 馈给 作者 ; 若 3个 月 内未 收 到 

录用 通知 者 , 作 者可 自行 处理 。   ( 3 )稿件 一 经刊 出 , 将 根据 版 面酌 付稿 酬 , 并 赠 送 第 一 作 者 当期 样 刊 2本 。期 刊 出版后 , 还 将 向国 内外 

文献 检索 机构 报送 并上 网 , 届 时不 再 向作 者另 付稿 酬 。  

( 4 )论 文发 表后 , 若 被 国内外重 要数 据库 或检 索 刊物 收录 、 获奖 , 请 作 者随 时告 知编 辑部 。  

欢 迎 广大 医务 工作 者及 科研 人员 踊跃 投稿 。   《 中国社会 医学杂 志》 编辑部 

范文九:晚清中国对西洋医学的社会认同 投稿:何總績

作者:郝先中

学术月刊 2005年08期

  西医东渐对中国传统医疗格局乃至社会生活、社会心理都带来了微妙而深刻的冲击,几乎所有的社会群体对西医的认知和接纳都经历了复杂的心理转折。从疑虑、惊诧到认可、接纳甚至崇拜,基本构成了晚清以来中国人对西洋医学的认知轨迹。

  一、统治阶层:疑虑与接纳

  一般认为,西洋医学与中国统治阶层的最初接触始于康熙帝。传教士医师曾为康熙诊疗,《燕京开教略》有载:“康熙偶患疟疾,洪若翰、刘应进金鸡纳,皇上以未达药性,派四大臣亲验,先令患疟疾者服之,皆愈。四大臣自服少许,亦觉无害,遂请皇上进用,不日疟瘳。”(注:樊国梁:《燕京开教略》中篇,清光绪三十年北京救世堂铅印本,第37页。)受益于西来之术,康熙格外宠信西医和西药。此后,一些传教士医师继续为宫廷服务,著名的有罗怀忠、罗德先等。另外,巴新、巴多明等传教士医师也先后在雍正和乾隆宫中充任御医(注:卢嘉锡主编:《中国科学技术史·医学卷》,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476页。)。

  清朝初年,西洋医学对以康熙为代表的统治阶层形成了第一波冲击。起初,康熙并未掩饰对西医的疑惧,前文所述,洪若翰和刘应带着金鸡纳到宫中为他治病,康熙也没有立即服用,而是令四大臣和其他患者先行服用以观效果。这种微妙的心态反映了在以中国为中心的文化优越感支配下,国人习惯于把外国视为蛮夷之邦的成见,以至于康熙晚年出台禁教政策,耶稣会士的活动进入低潮,教会医疗昙花一现。

  鸦片战争以后,西洋医学卷土重来,清廷迫于条约束缚,给西方以传教和设立医院的特权,但直到19世纪50年代,官方仍持漠视态度。《天津条约》、《北京条约》再次强迫清政府承认自由传教和设立医院。面对一大批并不认可西医的官员,教会医师主动出击,通过在上层社会的公关扭转局面,争取获得中国官方的认可与信赖。

  1835年,伯驾在广州创办星豆栏医局,成为教会在华医疗事业之肇始。广州的官员一度产生了疑惧,还专门派了一名密探,到医局刺探外国医生的意图,但是未加干涉。伯驾在报告中写道:“没有什么反对被激起,相反我一直确信医院不仅被政府官员所知,而且为他们所赞同。”(注:Chinese Repository vol.Ⅳ,p.472;Ⅶ,p.551;Ⅶ,pp.624—639;Ⅷ,p.303.)1838年中华医学传教会成立时,政府也没有干预,并“获得中国官方的默许”(注:Chinese Repository vol.Ⅳ,p.472;Ⅶ,p.551;Ⅶ,pp.624—639;Ⅷ,p.303.)。伯驾曾给患有疝气的林则徐送去疝气带,林则徐派人“送来了水果等礼物”(注:Chinese Repository vol.Ⅳ,p.472;Ⅶ,p.551;Ⅶ,pp.624—639;Ⅷ,p.303.)。伯驾很重视这次交往,并“专门为林则徐立了一张病历书,编号为6565。”(注:顾长声:《从马礼逊到司徒雷登——来华新教传教士评传》,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80页。)林则徐的认可,增添了伯驾的自信。

  1842年,时任钦差大臣的耆英请伯驾看病,伯驾一开始还心存疑虑,出乎意料的是,耆英对医院赞不绝口。事后,他不仅送给伯驾一些礼物,还赠了匾额,上书“妙手回春”、“寿世济人”,落款“耆宫保书赠伯驾先生”(注:Chinese Repository vol.Ⅳ,p.472;Ⅶ,p.551;Ⅶ,pp.624—639;Ⅷ,p.303.)。从林则徐和耆英对伯驾的亲和可以反映出,清朝官员在禁教政策下对西医某种程度的默许和宽容。

  当伯驾等在南方大展拳脚之时,作为中国统治中心的北京,洋医生依然形单影只。英国人雒魏林打开了京城的局面,1861年他来到北京,担任英国驻华使馆医生,后来开办首家诊所,即后来协和医院的前身。1864年雒魏林回国,德贞接替他主持北京的医疗工作。起初,德贞的工作并不顺利,直到1867年局面才有所转机。这一年,他接待了两个特殊的病人。一位是总理衙门大臣的儿子,德贞每天应邀为其子治疗胸伤。孩子的康复令大臣感激不已,他两次来到德贞的诊所致谢,还送给德贞一块题有“西来和缓”的楠木匾,将德贞与中国古代名医医和、医缓并称。让德贞兴奋的是,“这位大臣曾坚定地主张反洋观点”,而“现在友谊因此产生了”(注:Report of Missionary Society 1867:p.103—104.)。另一位特殊的病人是内阁大学士贾桢。1866年,贾桢因患脑震荡陷入轻度瘫痪。次年,德贞开始为他疗疾,痊愈之后的贾桢不仅亲自到诊所致谢,还和德贞亲切地交谈。由于贾桢是朝廷重臣,因而德贞在向伦敦会报告这两份医案时,不无自豪地说“它们(的成功)证实了偏见和排拒的障碍被迅速清除”(注:Report of Missionary Society 1867:p.103—104.)。

  最令德贞得意的医案莫过于治好了荣禄的顽疴。1877年春,荣禄的腰部生了瘿瘤,自述“痛苦情形不堪言状”,几乎不堪收拾。德贞进行手术割除,不久,“患处日见起色,疮口日见收缩,七十日而平复,大愈。”荣禄大赞其“术技精深绝妙,夫乃叹人之少见者”(注:[英]德贞:《全体通考》,光绪丙戌孟夏。“荣禄序”,藏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史文献所。)。另外,德贞曾任曾纪泽的私人医生,两人经常晤谈至深夜。同时,他与大学士沈桂芬、崇厚的友谊也可圈可点。德贞的医术终于打动了清廷,1871年,他被同文馆聘为第一任生理学教习,任教长达23年。此举被认为“是中国官方正式接受西医知识的开端”(注:高晞:《西医传入过程中的京师同文馆》,《自然辩证法通讯》1991年第2期。)。自此,在断绝了百年之后,西医再次进入京城。一些医师被召进皇宫为帝王和贵族们治病,清廷上下在心理和行为上开始接受新式医学。可以说,突出的疗效是西医在当时赢得清廷官员信任的唯一尺度。

  洋务运动后期,一批清廷官员热衷于西方文化,他们走出国门,目睹西方先进科学技术,对西医的认识也产生了飞跃。李鸿章对西医的认知与众不同,是在对西医有一定了解后,才延请西医治病的。他认为:“泰西医学有专官、有学堂,又多世业孤学,藏真府俞悉由考验,汤液酒醴更及精翔。”西药化学“格致微渺,务尽实用,非仅以炮制为尽物性,则尤中士医工所未逮者。”(注:[美]洪士提反译:《万国药方》,李鸿章序,美华书馆1890年出版。)对西医特点概括之允当,评价之中肯,晚清高官中无出其右者。1881年,他聘用西医马根济建立了中国第一所官办医学校即北洋医学堂,此举意在使医学与海军相配套。1894年他在奏章中陈述:“臣查西洋各国行军,以医官为最要……北洋创办海军之初,雇募洋医分派各舰,为费不赀,是兴建西医学堂,造就人材实为当务之急。”(注:《李文忠公全集·奏稿》。)事实上,由政府统管全国医疗卫生事业的观念已开始渗透到李鸿章的意识之中。

  1898年8月,光绪帝接受维新派主张,创立京师大学堂。并下谕:“医学一门,关系至重。亟应另设医学堂,考求中西医理,归大学堂兼辖,以期医学精进。”(注:《大清德宗(光绪)皇帝实录》(六),台北华文书局1960年印行,第3879页。)1902年8月,清廷颁布《钦定京师大学堂章程》,规定大学分科仿日本体例,共七科,医科为第七科。此时,在统治者眼里西医学已是关系重大的学科了。不独光绪帝及宫廷大员如此,慈禧太后对西医也有相当的好感。伦敦会医师科克伦曾深入宫闱替慈禧和李莲英治病,1904年,教会筹建北京协和医学堂时,就曾得到过慈禧万两白银的襄助(注:《北京合众大医院开院志盛》,《万国公报》第207册,1906年4月。)。

  至此,西洋医学终于得到清政府的肯定和支持,这一过程都体现在官方的态度和政策上的变化中,暗含着政治观念和制度层面的演进。西方殖民政策的权力护驾,西学东渐的强烈渗透,中国近代文化资源的极端匮乏等一系列因素,最终促发清政府在西医政策上采取了实用主义的态度。而统治阶层的认同最终为西医在中国传播、发展与畅行开启了绿灯。

  二、知识精英:推崇与倡行

  近代中国,开明知识分子在社会变革的转型时期总是社会中最早觉醒的群体。面对欧风美雨的扑袭,他们显得异常清醒,甚至有些心血来潮。西医东渐以后,以薛福成、郑观应、梁启超、严复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改良派思想家,积极了解和认识西医,其推崇的倾向也十分鲜明。

  薛福成和郑观应是早期改良主义思想家的代表人物。1890年,薛福成出使西欧,历时四年。在欧洲期间,他对西医学的发展状况及成就颇为关注,他考察了医院,并向西洋医生请教西医理论,并派随员赵静涵赴德国细菌学家科赫的实验室学习治疗痨症的方法。薛福成之所为,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早期改良主义思想家对包括医学在内的西方科学的浓厚兴趣。

  在改良派中,对中西医具有全面见解的当推郑观应。郑氏“昔年久病,屡濒于危,备受庸医之苦”(注:《郑观应集》(下),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97页。)。因此对医学问题倍加关注,他的论著中屡有医学问题的阐释,对西洋医学推崇备至。他在《盛世危言》中,专列“医道”篇评介西医。在比较中西医之优劣后,得出“中医失于虚,西医失于实,中医程其微,西医贵其功”的结论,他进而建议效西人之法,表奏朝廷,饬下各地督抚,将各省之医生设法考验:“不分中外,学习数载。考验有成,酌予虚衔,给以执照,方能出而济世。”并倡议政府创立“医院”,“内症主以中法,外症参以西法”(注:《郑观应集》(上),第520—524页。),不分中外悉心教授。他甚至设想“拟请华人精于西医、深晓西学者,将中国《本草》所载之药逐一化验性质,详加注释,补前人所不及,并将人之脏腑经络查于古书所论方位是否相符”(注:《郑观应集》(下),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97页。)。

  19世纪末的中国面临被列强蚕食的危局,一些仁人志士开始寻找救国济世良方。科学救国的精神追求也嵌入了他们的思想意识中。梁启超、严复等维新之士力倡医学维新以强身保种,较之于早期改良派人士,他们的认识又提升到更高的层面。

  梁启超以西方发达国家为范例,在《时务报》上撰文,宣扬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医学改革,声称“凡世界文明之极轨,唯有医学,无有他学。医者,纯乎民事也,故言保民,必自医学始。”痛陈“强国必先强种,强种必先强身,强身必先强医”之理,认为要想避免被“强食”的厄运,就必须“保种”,“不求保种之道则无以存中国”(注:梁启超:《医学善会序》,《时务报》第38期,光绪二十三年八月十一日。),因此,他主张开学堂、开医会、刊医报,“采中西理法,选聪慧之童,开一学堂,以昌斯道”(注:梁启超:《医学善会序》,《时务报》第38期,光绪二十三年八月十一日。)。不难看出,强国保种思想已被梁启超推到了极端。严复对医学救国论的影响同样不可低估。他在《原强》一书中写道:“盖生民之大要三,而强弱存亡莫不视此。一曰血气体力之强,二曰聪明智虑之强,三曰德行仁义之强,是以西洋观化言治之家,莫不以民力、民智、民德三者断民种之高下。未有三者备而民种不优,亦未有三者备而国威不奋者也”(注:《严复集》,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11页。)。

  这种视保种强身为挽救中国的观念,构成了维新派知识分子“强国必先强种”思想的理论基础。一些甚至不了解西医的激进知识分子也加入了医学救国的讨论。康广仁在澳门主持《知新报》,辟专栏介绍西洋医学,不断发表关于医学维新的评论,如:“欲治天下,必自治国始;欲治国,必自强民始;欲强民,必自强体始;强体之法,西人医学大昌,近且骎骎乎进于道矣”(注:《富强始于卫生论》,《知新报》1897年11月11日。)。

  维新人士对西医的宣传,引起了社会上研究西医的兴趣。“有志于西洋医学者不断增多,许多地方开始出现‘医学研究会’、‘函授新医讲习班’、‘自新医学堂’等组织,以及各种介绍西洋医学知识、探讨中西医学异同的报刊。”(注:廖育群:《歧黄医道》,辽宁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第267、259页。)医学救国思想的涌现,体现了中国近代社会思潮的变革与升华,对统治阶级的制度变革也产生了影响。光绪帝在变法时下谕“另立医学堂,考究中西医理”。梁启超对此评说:“医者,泰西大学为一科,今特许增之,实为维新之一政也”(注:梁启超:《医学善会序》,《时务报》第38期,光绪二十三年八月十一日。)。

  可以看到,医学维新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知识精英的视野,“医学救国论”一时成为时髦名词。维新派知识分子走在时代的前列,他们对西医的认知、讨论与推崇比之其他社会群体都要深刻、激进。他们的思想代表了社会变革思潮的缩影,对科学主义在中国的蔓延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他们的宣传也难免夸大其词,西医的地位被过分地拔高,甚至被无意中误导。

  三、中医药界:兼容与参合

  明末清初,传教士把解剖学、生理学知识带到中国。如邓玉函的《泰西人身说概》、罗雅各的《人身图说》等数种。这些译著曾引起中医药界的注意,但反响不大,仅寥寥几人有所回应。

  汪昂在所著《本草备要》中,谈到了“人之记性,皆在脑中”,与西医“脑主记忆”相符(注:廖育群:《歧黄医道》,辽宁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第267、259页。)。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中记载了药露法“始于大西洋”,又介绍强水制法:“西人造强水之法,药止七味,入罐中熬炼”(注:卢嘉锡主编:《中国科学技术史·医学卷》,第479页。)。

  真正对西医解剖学作出“反响”的,要算王学权一门四代。王学权读过西医著作,认为“人之记性,含藏在脑”有理;解剖方面“足补华人所未逮,然不免穿凿之弊,信其可信,阙其可疑,是皮里春秋读法也”。其孙王升认为“若非泰西之书入于中国,则脏腑真形,虽饮上池水者,亦未曾洞见也”。其曾孙王士雄虽为清代著名温病学家,却也接受了合信氏的《全体新论》,认为“其说教邓氏更详”(注:清·王学权:《重庆堂随笔》,中医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12、84页。)。

  王宏翰被认为是清初积极接受西医的第一人。他在学术上全面接受西医的内容,并试图与中医学进行沟通。他所著《医学原始》中,博采教士性学诸书,而成“四元行论”、“四液总论”以及“知觉外官总论”等篇。他以胚胎理论解释“命门”学说,最具代表意义:“命门者,立命之门,乃元火元气之息所、造化之枢纽、阴阳之根蒂,即先天之太极,四行由此而生,脏腑以继而成。”(注:清·王宏翰:《医学原始》卷一,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年版,第51—55页。)清代最著名的解剖革新医家王清任被称为是传统医学家中“一位彻底的先觉者”(注:赵洪钧:《近代中西医论争史》,安徽科技出版社1989年版,第51、79、83页。)。其《医林改错》,修正了前人对人体解剖认识的错误,创造活血化瘀的理论和方法,并用脑髓说解释癫痫病机,认为脑主宰生命,“一时无气,必死一时”,是当时流行“脑说”的引申和发挥。脑说是早期西洋医学传入时影响最大、也是最早为中医界接受的内容之一。

  鸦片战争以前,早期医家对西医的反响不大,只是他们在接触西医以后,在其医学著作中有所记述而已。因为早期中西医学的接触是有限的,特别是在康熙后期的禁教政策和雍正时期专制主义的高压下,这种交流进入低潮。中医界对西洋医学认识的升华,要推延到鸦片战争以后,伴同洋务运动和维新思想的产生,中医界出现了一些潜心探讨西洋医学的人。“汇通学派”思潮也逐渐形成并产生了影响。其代表人物有唐容川、罗定昌、朱沛文、恽铁樵等。

  医学史界通常认为,唐容川是最早产生中西医汇通思想的医家。虽然对西洋医学的看法有过周折,但是提倡取长补短,通过汇通寻求中国医学发展,仍是唐氏的思想主流。他说:“西医亦有所长,中医岂无所短,盖西医初出,未尽周详;中医沿讹,率多差谬。因集灵、素诸经,兼中西之义解之,不存疆域异同之见,但求折中归于一是。”(注:任应秋:《中医各家学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0年版,第162、160、158页。)四川的罗定昌和唐容川的认识很接近,他在《中西医粹》中,将英人合信《全体新论》、《妇婴新说》中的解剖图和王清任的《医林改错》中的脏腑图说进行对照,这种“合璧”式的参照研究,“是中国人最先研究中西医异同的方法”(注:赵洪钧:《近代中西医论争史》,安徽科技出版社1989年版,第51、79、83页。)。不过,罗定昌的成就要稍逊于广东人朱沛文。生活在广州的朱沛文与西医常有往来,且略通英文,因此被誉为当时中医界最了解西医的人。他比较了中西医的学理与方法,认为“中华儒者精于穷理”,“西洋智士长于格物”(注:任应秋:《中医各家学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0年版,第162、160、158页。)。比唐容川的西医“只知形迹而不知气化”要公允得多。他认为中西医“各有是非、不能偏主”的见解是比较客观的。与朱氏观点接近的还有广东人陈定泰,他在《医谈传真·自序》中,述说了研读西医解剖图后的感受:“以洋图之绘考证于王清任先生之说,及古传人脏腑经络图,而孰真孰假,判然离矣”(注:任应秋:《中医各家学说》,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0年版,第162、160、158页。)。

  对中西医全面比较研究的还有恽铁樵。他认为“今日中西医皆立于同等地位”,“西医之生理以解《内经》之生理以气化”(注:恽铁樵:《群经见智录·灵素商兑之可商》,民国十一年武进恽氏铅印本,第120页。),提出中西文化背景不同,中西医学的基础也不同,“西方科学不是学术唯一之途径,东方医学自有立脚点。”但也意识到“今日而言医学改革,苟非与西洋医学相周旋,更无第二途径”(注:恽铁樵:《对统一病名建议书之商榷》,载《医界春秋》(81)1933年。)。他坚信中医一定能汲取西医之长,与其汇通与化合。

  甲午以前,汇通派医家多半自行采撷西医学,相互之间并无联系,后人称之为“汇通学派”,但多讥其“汇而不通”。这些试图汇通中西的医家,由于对中医理论、疗法、效果均有较深的了解和丰富的临床经验,普遍采取“折衷”的立场去参照西学、研究西学。而对于中西医学体系的长短、优劣及差异没有能够充分的认识,这是历史的局限。庚子以后,改良派呼唤“医学救国”,中医学界也真正觉醒起来。此时的中医学界多以西方医学作比照,发现自身之不足,于是纷纷力倡“改良中医学”,主张引进西医、吸收西医之长。1904年,周雪樵在创办《医学报》,是中医界觉醒的重要标志。早期《医学报》对现代医学多持赞美之词,极力提倡引进西医,甚至陷入贬中倡西的极端。中医界觉醒的另一标志是各地纷纷成立医会,这是在组织形式上对西洋医学的效法,最早见于记载的医会是1904年周雪樵等人在上海创立的“医学研究会”。“至1908年左右,除边远省份外,各省会以上的大城市都有医会活动。长江中下游及福建、广东等省份一些中小城市也有医学团体出现”(注:赵洪钧:《近代中西医论争史》,安徽科技出版社1989年版,第51、79、83页。)。

  四、社会民众:畏疑与亲和

  西洋医学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无异天外来客。起初,对西人和西医的普遍心理反映是怀疑和恐惧。清初就流传西人蒸食幼儿的谣言(注:参见熊月之:《西学东渐与晚清社会》,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712页。)。事实上,民间对西医的疑惧和偏见很长时间没有消除,一直到19世纪下半期,由于教案迭起,社会上针对教会医院尚有种种讹言,如:教会医师以迷药诱人入教,以媚药淫亵妇女,教会医院被怀疑挖眼剖心用以做药;西医解剖尸体或制作人体标本,均被认为是出于各种匪夷所思的邪恶动机;信徒临终圣事被认为教士挖取死人眼睛以为炼银之药等等。西医一度成为恐怖和邪恶的象征,公众为之望而生畏。

  英国人宓克对此抱怨说:“就医院言之,施医散药,教士视为施惠行仁,而在龁教会者之目中,则一散一九皆在疑窦,至医院中割验诸事,尤易滋人口实相传。”(注:Missicnaries,Chinese and Diplomats,p.28.)这种从“龁教会者”中产生的疑虑,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中国人有关西医的讹言,更多出于他们对教会及其文化背景的抵触与排斥。也可以说,这种自发的疑虑并不一定指向西医本身,而是针对与医院相关的教会以及教会背后的列强而已。

  局面的转机依赖于医师高超的技艺。伯驾“凭着他在外科上的技巧,不久就为他的医局赢得了朋友。”(注:Ceorge H.Danton,The Culture Contact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The Earliest Sino-American Culture Contact 1784—1844,New York:1931,p.45.)一大批病人被伯驾治愈,畏疑心理逐渐消失,就医人数日益增加。“眼科医局”开始出现了繁忙的局面,伯驾在报告中说:“我看到其中有些人提着灯,在清晨二三点钟就从家里出来,以便及时到达。如果当天收住病人的数目有限,他们将在前一天晚上到来,整夜等候,以便在次日能得到一张挂号票。”(注:W.W.Cadbury and M.H.Jones:At the Point of a Lancet,Shanghai,1935:pp.42—43.)《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也详细记载眼科医局的盛况:“病人不远千里而来,得医矣。传说此事者亲眼看医院之士民云集,挤拥,老幼男女如曦来。莫说广东各府厅州县之人,就是福建、浙江、江西、江苏、安徽、山西各省居民求医矣。儒农官员,各品人等病来愈去矣。”(注:爱汉者等编:《东西洋考每月统记传》,中华书局1997年版,第404—405页。)显然,伯驾在公众心目中拥有很高的尊重和信赖。美国学者也认为:正是伯驾的乐善好施,拯困济危,才使他“赢得了朋友”并“作为一个美国人而为人所知”(注:Ceorge H.Danton,The Culture Contact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The Earliest Sino-American Culture Contact 1784—1844,New York:1931,p.45.)。

  西洋医学对中国百姓的影响也是从南到北逐渐扩展的。雒魏林到北京后,不仅赢得了清廷的信任,也在百姓中产生了影响。1873年,《申报》载文描述了他的诊所:“京都有西人设立医院一所,用以救济疾苦之人,意至善也。据云去夏至今一周年中共医有九千六百十八人,可见华人亦皆信其术精胜矣”(注:《申报》1873年8月2日。)。

  早期教会医院还出现在上海、福州、宁波、汉口、汕头等地。1877年,《申报》的一篇时评报道了西医药的发展以及受信任的程度:“自中国通商以后,西医之至中国者,各口岸皆有之。……初则贫贱患病、无力医药者就之,常常有效;继则富贵患病、华医束手者就之,往往奏功;今则无论贫富贵贱,皆有喜西药之简便与西药之奇异,而就馆医治者日多一日,日盛一日也。”(注:《书上海虹口同仁医馆光绪三年清单后》,《申报》,1877年12月12日。)清末的西医院门口,随时可见摩肩接踵、门庭若市的场景:“看一看在医院大门外,排在大街上的候诊的队伍,看一看每天清晨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车马轿子,看一看那些官员、侍从、马夫、轿汉,是如何把整条街挤得水泄不通的”(注:乔纳森·斯潘塞:《改变中国》,三联书店1990年版,第43页。)。

  随着教会医学的规模在中国日益扩大,各地的受医人数也急剧增加。这方面向来缺乏详尽的统计材料,但一些零星的记载仍能帮助我们窥斑知豹,如《中外新闻七日录》1870年6月8日,以“医馆近事”为题报道了广东地区西医馆的受医情况:“计去年省垣、佛镇两处贫民男女受医者,有三万零五百一十二人。石龙等处受医者,约五千人。肇庆府内受医者亦有二千一百七十人。其中所治砂淋症者二十二人。可见活命之菌,遐迩咸臻也。”(注:参见李长莉:《近代中国社会文化变迁录》第一卷,浙江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18页。)由上计之,仅广州、佛镇、石龙、肇庆四处一年以内受医人数即达37682人。上海虹口同仁医院在建院第一年(1865年),共诊治男性病人6370人,女性病人9478人,另有76名外国人,共计15924人(注:《上海新报》1866年12月29日。)。不可否认,广州、上海是相对发达的地区,也是教会医师比较活跃的场所,西医院的受医者相对贫穷落后地区要多得多。

  西医对中国社会的深入渗透,不仅改变了中国人的态度,也扭转了中国人的医疗观念。1883年教会医师蓝华德、柏乐文在苏州创立第一所医院时,苏州“社会对于西医毫无认识,盲从反对者甚众”(注:《中华监理公会年议会五十周年纪念刊》,1935年(10)。)。一直到19世纪末福音医院建立时,“中户以上,不乐西医”,前往就诊者“唯附近村农暨无告之民”。惠更医师“以医泽民,临诊恳挚”,对病人“爱护若家人”,“病者辄霍然而去,欢赞之声,渐彻路衢,求治者日众”(注:杨廷栋:《记苏州福音医院》,《东方杂志》第12卷第16号。)。到20世纪初,西医被苏州各阶层广泛信奉。一些上流人士经常到教会医院投医问药,治疗疾病。一些富门望族还将子弟送到更生医院自费学习西医(注:The Chinese Recorder,vol.34,1903.)。对西医的态度改变以后,治病观念也随之转变,许多居民“有病辄就院治”(注:杨廷栋:《记苏州福音医院》,《东方杂志》第12卷第16号。),而不再像过去那样遇到疾病就求神拜佛了。

  晚清中国各阶层对西洋医学的认识,经历了曲折的心理变化和态度转折,这种变化来源于西医在功能意义上的优势以及中国人对科学力量所产生的崇尚。毕竟,西医首先是在表演形式方面如治愈率上得到中国人的认可,并由此产生“一种相当普遍的迷恋情结”(注:《杨念群自选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402页。)。然而,由于传统医学的悠久历史及其文化底蕴的影响,西医在长时间里并不像其他学科如天文、地质、生物学那样拥有超强的优势,因而遭遇不少排挤和拒斥。其直接影响是,不论统治阶层、知识精英、中医学界抑或普通民众,在对西医的接受过程中都经历了一条极为相似的心路历程:从恐惧和疑虑的心态中解脱,到信赖和认同倾向的确立。这一过程在客观上形成了西医在中国推广与普及的社会心理基础,其潜在影响甚至超乎一切制度因素的介入和干预。西洋医学开始在中土播散与扎根,并逐渐对中医的地位和规范提出了挑战。

作者介绍:郝先中,皖西学院政法系副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

范文十:论中国救援医学及其在国家建设小康社会中的作用 投稿:曹荝荞

546

武警医学(MedicalJournaloftheChinesePeople’sArmedPoliceForces)Vol.16No.072005-07出版

救援医学

论中国救援医学及其在国家建设小康社会中的作用

李宗浩 (中国灾害防御协会救援医学会,北京100039)

关键词 救援医学 小康社会 保驾护航 

  医学科学的重要使命是保障国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在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今天,在当今包括我国在内全球面临严峻的灾害挑战的形势下,年轻的中国救援医学事业,在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援中发挥着重要而特殊的作用,因此,必须要尽快与国际接轨,建立全球救援医学一体化。

1 严峻的天灾人祸 

自20世纪后十几年,全球灾害形势严峻,意外伤害事故明显增多。1989年在斯德哥尔摩,由世界卫生组织(WHO)举行的“首届世界预防事故和伤害会议”提出了“安全社区宣言”。“安全的生活是一个基本权利,使人人安全”,这是基于现代城市意外伤害、天灾人祸严重地威胁人类的安全生产、生活而提出,因为它已构成世界主要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并随着都市现代化在继续恶化。

1989年,联合国将20世纪最后的10年定为“国际减灾

十年”。中国政府、社团及有关组织积极响应参与这一行动1。

我国是一个遭受自然灾害十分严重的国家。20世纪全球发生的破坏性地震中,就占1/3,死亡人数占1/2。1976年唐山大地震,成为近四百年来全球最为严重惨烈的地震。全国有2/3国土面积不同程度遭受洪水威胁,洪涝灾害严重。在经济迅速发展时期,安全生产相应措施不力,自20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多种事故乃至重大、特大事故时有发生。如

2000年洛阳商厦火灾死亡309人,2003年重庆开县井喷事故

死亡243人。各种传染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全球新发的30

余种传染病已有近半在我国发现,2003年的“非典”

(SARS)造成很大影响。

我国公共安全在城市化进程加快、城镇人口增多,在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特殊历史阶段,根据国际经验人均GDP从1000美元增长到4000美元时期,利益重新分配、新旧观念碰撞、社会结构变动,导致不稳定、不确定、不安全因素增加,面临着新的挑战。

在国际上“,天灾人祸”形势更为严重。2001年美国的911”特大恶性恐怖事件开创全球“人祸之最”,2797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3000亿美元。2004年“12.26”印度洋地震海

作者简介:李宗浩,男,1939年出生。本科学历,主任医师。长期从事急救专业,是国内外有影响的救援医学专家,现任中国灾害防御协会救援医学会会长。中国医师协会急救复苏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啸,多个国家严重受灾,死亡人数高达30多万人,成为近代全球“天灾之最”。

2 中国救援医学的创立与发展 

笔者于1989年在香港举行的第六届世界急救、灾害医学大会上,提出急救医学(EM)、灾害医学(DM)两者结合即是救援医学”的观点(Disaster&Emergencymedicine),得到了当代急救医学泰斗彼得.沙法教授(PeterSafar)等美、欧专家的认同与支持。而此后世界急救、灾害医学大会的内容也在发生变化,对灾害医学的研究作为学术重点,故而国际性的学术会议已由以前医师为主体结构,转为有更多的社会公共部门如消防署、救援机构、城市建筑、保险行业等人士参加,报告论文出现不少城市综合救援。从1995年第九届会议后,不仅与会者和论文内容已有上述变化,会议的名称更是“世

界灾害、急救医学大会”

(WADEM)。美国匹兹堡大学国际心肺复苏研究中心2,也开拓对灾害医学的研究,更名为匹兹堡大学彼得・沙法国际心肺复苏、灾害医学研究中心。

天灾人祸,包括恐怖事件的不断增多,以及对社会、民众造成重大的负面影响,使政府及专业急救机构加强了针对医院以外、现场尤其是恶劣条件下的救援工作,增强了公众救援意识和学习救援基本知识技能的紧迫感。在现代急救、灾害医学学术基础上,在大急救观念、队伍的参与下(即警察、消防等综合救援),20世纪90年代初,现代救援医学已在包括我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创立兴起。

为此,笔者1995年选择在我国以处理突发公共事件、维护社会稳定、保护人民生命健康为重任的武警部队的权威医学杂志《武警医学》著文,于1996年1月在我国首次发表了

、发展现代救援医学》3

。1996年2月《武警医学》发表了《武警卫勤应突出救援医学特色》4。1999年1月笔者主

编出版了《现代救援医学》专著。

1997年,于德国美茵茨举行的第十届世界灾害、急救医

学大会上,由时任世界灾害、急救医学会主席主持,笔者发表了《中国急救医学之进展》大会演讲,明确提出了中国现代救援医学创立及其在国家建设中的地位,国际主流专家对中国救援医学创立之肯定,为我国救援医学的学科建立和发展作了开创。

1998年,我国在综合减灾防灾体系中,确认了“救援医

学”已经形成专业和专业队伍。2001年1月经国家民政部批准,在中国灾害防御协会下成立救援医学会,四月,选举产生

“《创立“

武警医学(MedicalJournaloftheChinesePeople’sArmedPoliceForces)Vol.16No.072005-07出版

547

了国内从事医学救援的专家组成救援医学会。至此,我国救援医学专业及队伍在正常轨道上开始运行。

2001年4月27日,由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将“中国

心,大科教、小机构”,关于发展急救事业、建立与国际接轨的现代急救中心、网络的理念逐步得到认同。

近年来,国家财政大量投入应急救援专业机构的建设。

2005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了《国家突发公共事

国家地震灾害救援队”旗帜授予该队,并发表了建立发展我国救援事业,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重要讲话。笔者参与了授旗仪式,随后提出的救援队成员必须接受基础急救知识技能的培训、救援队中应设医学救援分队的建议被采纳,并为此作出了努力。

应该指出的是,武警总部卫生部、武警总医院的领导和医务人员所在的救援队,即现名为“中国国际救援队医学救援队”,为我国救援医学事业的创立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历史性的贡献。在2003年5月阿尔及利亚地震,2003年12月伊朗地震,2004年12月印度洋海啸灾害等世纪重大灾害救援中,他们率先跨出国门并成功地施以救援,发挥了重要作用,开启了中国医学救援事业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先例5。

3 救援医学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中的作用 

件总体应急预案》,这为创立发展我国救援医学事业奠定了权威的、科学的、法律依据的基础,这也为救援医学在国家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漫长历史过程中,保护国民生命安全、身体健康,保障社区平安发挥重要独特作用。

当今,中国救援医学事业的发展获得了最佳时机,受到党和政府以及社会民众极大的关心支持。同时,也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各种突发公共事件的影响,以及我国现有急救体制、机制等方面的不适应社会发展,与国际先进救援体系的不接轨,存在着急救领域内领导、管理层面的传统医院封闭模式的束缚与观念落后、部门利益等制约事业健康发展的挑战。

综上所述,中国救援医学事业任重而道远。笔者认为,只有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国家利益为基础,才能在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伟大进程中,为国民健康服务发挥重大特殊作用,作出重大的贡献。

4 参考文献

12345

无论发生何类突发公共事件,人们关注的焦点是“人员伤亡”。救援医学的目的是“挽救生命,减轻伤残”。这一目的的实现,是社会民众评价政府对突发事件处置能力的重要标准,也是减少负面影响保持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是救援医学人员和广大医务工作者的神圣职责。

我国政府对急救事业一直都很重视。20世纪50年代,在大中城市建立了以院外急救为主的急救站专业急救机构。

1980年,国家卫生部颁布了《关于加强城市急救工作的意见》

 李宗浩.现代救援医学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4-61 AHAGuidelines2000forCPR&Emergencycardiovascularcaresup2

plementtocirculation,2000,102(8):3-68

 李宗浩.创立、发展现代救援医学.武警医学,1996,7(1):55-56 李 深.武警卫勤应突出救援医学特色.武警医学,1996,7(2):

119-121

的文件,明确城市要建立急救中心、急救站并形成网络,缩短急救半径;医院要成立急诊科。不久,引入了欧美的急救体制,建立急救中心。笔者提出“急救社会化、结构网络化、抢救现场化、知识普及化”,以及“大院外、小院内,大网络、小中

 李宗浩.论护理学在救援医学中的地位和作用.中华护理杂志,

2005,40(4):260-262

(2005-05-15收稿,责任编辑 尤伟杰)

灾害救援检验医学的作用及其未来发展思路

刘爱兵 王海燕 刘元明 (武警总医院检验科,北京100039)

关键词 灾害救援医学 检验医学 野战医院   2004年12月26日,印度洋地区发生里氏9.2级地震引起强烈海啸。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亚齐省的班达亚齐市是这次海啸受灾最重地区。到2005年1月26日,中国政府先后派2批中国国际救援队前往救援,以医疗救助为主。医务人员全部由武警总医院派出,其中2名检验专业人员参加救援。

1 检验医学专业首次参与海啸重灾区救援

1.1 一般情况 灾区受灾情况严重,大量危急重症患者的作者简介:刘爱兵,男,1960年出生,硕士研究生学历,主任医师,主要从事生物化学,免疫学检验工作。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

诊断、抢救仅靠医生的临床经验处理,急需检验技术人员和设备。由于我们在出国前做了充分准备,包括仪器、设备、试剂、耗材,对灾区病情、疫情估计充分。自带设备和试剂完全能在野营条件下迅速开展常规急诊检验工作。进行房屋清淤和准备后,第2天将化验室重设在急诊病区。能够开展30多个项目。开检后,除完成中国病区的检验标本外,还接收多个国家病区送检的标本,同时也下到多国病区采集标本,每天约完成30个检验项目。在14个工作日内,共完成316人检验。其中血常规120个;尿常规92个;便常规60个;血型鉴定20个;伤寒、副伤寒血清学诊断试验15个;肠道致病菌筛查培养10个;疟原虫末梢血涂片染色镜检23例,阳性5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