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的田园诗_范文大全

孟浩然的田园诗

【范文精选】孟浩然的田园诗

【范文大全】孟浩然的田园诗

【专家解析】孟浩然的田园诗

【优秀范文】孟浩然的田园诗

范文一:孟浩然的田园诗 投稿:萧倴倵

篇一:采樵作

采樵人深山,山深树重叠。

桥崩卧槎拥,路险垂藤接。 

日落伴将稀,山风拂萝衣。

长歌负轻策,平野望烟归。

篇二:初秋

不觉初秋夜渐长,清风习习重凄凉。

炎炎暑退茅斋静,阶下丛莎有露光。

篇三:登鹿门山

清晓因兴来,乘流越江岘。

沙禽近方识,浦树遥莫辨。 

渐至鹿门山,山明翠微浅。

岩潭多屈曲,舟楫屡回转。 

昔闻庞德公,采药遂不返。

金涧饵芝朮,石床卧苔藓。 

纷吾感耆旧,结揽事攀践。

隐迹今尚存,高风邈已远。 

白云何时去,丹桂空偃蹇。

探讨意未穷,回艇夕阳晚。

篇四:北涧泛舟

北涧流恒满,浮舟触处通。

沿洄自有趣,何必五湖中。

篇五:登鹿门山怀古

清晓因兴来,乘流越江岘。

沙禽近初识,浦树遥莫辨。

渐到鹿门山,山明翠微浅。

岩潭多屈曲,舟楫屡回转。

昔闻庞德公,采药遂不返。

金涧养芝术,石床卧苔藓。

纷吾感耆旧,结缆事攀践。

隐迹今尚存,高风邈已远。

白云何时去,丹桂空偃蹇。

探讨意未穷,回艇夕阳晚。

篇六:洞庭湖寄阎九

洞庭秋正阔,余欲泛归船。

莫辨荆吴地,唯馀水共天。 

渺瀰江树没,合沓海潮连。

迟尔为舟楫,相将济巨川。

篇七: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篇八:湖中旅泊,寄阎九司户防

桂水通百越,扁舟期晓发。

荆云蔽三巴,夕望不见家。 

襄王梦行雨,才子谪长沙。

长沙饶瘴疠,胡为苦留滞。 

久别思款颜,承欢怀接袂。

接袂杳无由,徒增旅泊愁。 

清猿不可听,沿月下湘流。

篇九:江上别流人

以我越乡客,逢君谪居者。

分飞黄鹤楼,流落苍梧野。 

驿使乘云去,征帆沿溜下。

不知从此分,还袂何时把。

篇十:经七里滩

予奉垂堂诫,千金非所轻。

为多山水乐,频作泛舟行。 

五岳追向子,三湘吊屈平。

湖经洞庭阔,江入新安清。 

复闻严陵濑,乃在兹湍路。

叠障数百里,沿洄非一趣。 

彩翠相氛氲,别流乱奔注。

钓矶平可坐,苔磴滑难步。 

猿饮石下潭,鸟还日边树。

观奇恨来晚,倚棹惜将暮。 

挥手弄潺湲,从兹洗尘虑。

篇十一:梅道士水亭

傲吏非凡吏,名流即道流。

隐居不可见,高论莫能酬。 

水接仙源近,山藏鬼谷幽。

再来迷处所,花下问渔舟。

篇十二:秋登兰山寄张五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试登高,心随雁飞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篇十三:夜归鹿门歌

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独来去。

篇十四:南山下与老圃期种瓜

樵牧南山近,林闾北郭赊。

先人留素业,老圃作邻家。 

不种千株橘,惟资五色瓜。

邵平能就我,开径剪蓬麻。

篇十五:陪卢明府泛舟回作

百里行春返,清流逸兴多。

鹢舟随雁泊,江火共星罗。 

已救田家旱,仍医俗化讹。

文章推后辈,风雅激颓波。 

高岸迷陵谷,新声满棹歌。

犹怜不才子,白首未登科。

篇十六:彭蠡湖中望庐山

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 

挂席候明发,渺漫平湖中。 

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 

黯黮凝黛色,峥嵘当曙空。 

香炉初上日,瀑水喷成虹。 

久欲追尚子,况兹怀远公。 

我来限于役,未暇息微躬。 

淮海途将半,星霜岁欲穷。 

寄言岩栖者,毕趣当来同。

篇十七:宿天台桐柏观

海行信风帆,夕宿逗云岛。

缅寻沧洲趣,近爱赤城好。 

扪萝亦践苔,辍棹恣探讨。

息阴憩桐柏,采秀弄芝草。 

鹤唳清露垂,鸡鸣信潮早。

愿言解缨绂,从此去烦恼。 

高步凌四明,玄踪得三老。

纷吾远游意,学彼长生道。 

日夕望三山,云涛空浩浩。

篇十八: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

山暝闻猿愁,沧江急夜流。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

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

篇十九:岁暮归南山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篇二十:岁暮海上作

仲尼既云殁,余亦浮于海。

昏见斗柄回,方知岁星改。 

虚舟任所适,垂钓非有待。

为问乘槎人,沧洲复谁在。

篇二十一:田园作

弊庐隔尘喧,惟先尚恬素。

卜邻近三径,植果盈千树。

粤余任推迁,三十犹未遇。

书剑时将晚,丘园日已暮。

晨兴自多怀,昼坐常寡悟。

冲天羡鸿鹄,争食羞鸡骛。

望断金马门,劳歌采樵路。

乡曲无知己,朝端乏亲故。

谁能为扬雄,一荐甘泉赋。

篇二十二:途次望乡

客行愁落日,乡思重相催。

况在他山外,天寒夕鸟来。 

雪深迷郢路,云暗失阳台。

可叹凄惶子,高歌谁为媒。

篇二十三:晚泊浔阳望庐山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 

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

东林精舍近,日暮但闻钟。

篇二十四:万山潭作

垂钓坐磐石,水清心亦闲。 

鱼行潭树下,猿挂岛藤间。 

游女昔解佩,传闻于此山。 

求之不可得,沿月棹歌还。 

篇二十五:洗然弟竹亭

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

俱怀鸿鹄志,昔有鶺鴒心。 

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

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

篇二十六:晓入南山

瘴气晓氛氲,南山复水云。

鲲飞今始见,鸟坠旧来闻。 

地接长沙近,江从汨渚分。

贾生曾吊屈,予亦痛斯文。

篇二十七:寻陈逸人故居

人事一朝尽,荒芜三径休。

始闻漳浦卧,奄作岱宗游。 

池水犹含墨,风云已落秋。

今宵泉壑里,何处觅藏舟。

范文二:孟浩然的田园诗 投稿:方虀虁

孟浩然(689--740)是唐代第一个大量写山水田园诗的人,存诗260多首,多为五言律诗。孟浩然的山水诗多是写他故乡襄阳的名胜,象《秋登兰山寄张五》、《夜归鹿门歌》、《江山思归》等,将襄阳的山水、烟树、新月、小舟描绘得平常而亲切。他的田园诗数量不多,但生活气息浓厚,如《过故人庄》、《游精思观回珀云在后》等,农家生活的简朴,故人情谊的深厚,乡村气氛的和谐,都给人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他的一些小诗,如《春晓》也写得含蓄清丽、韵味悠长。孟诗风格以清旷冲淡为主,但冲淡中亦有壮逸之气。

  孟诗思想内容不甚丰富,但从艺术的完整、精美上来讲,与王维完全可以并驾齐驱。

秋登兰山寄张五①

孟浩然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②。

相望试登高,心随雁飞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③。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④。

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⑤。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⑥。

[注释]

①兰山:应为万山,在湖北襄阳,诗人的园庐在岘山附近,距万山不远,诗人在此度过了大半生。张五:名子容,排行第五,隐居襄阳岘山南边的白鹤山。

②北山:当指万山。隐者:指作者自己。

③薄暮:日将落之时。“薄暮”句:说忧愁由薄暮引起,其实是本身忧愁,见天色昏暗而触景生情。兴:秋兴。

④“时见”句:由山下看,见归村行人,有的还在沙道上行走,有的已在渡口休息。

⑤荠:一种野菜,形容远望所见无边树木的细小。

⑥何当:何时能够。重阳节:古代以阴历九月九日为重阳节,有登高的风俗。

[赏析]

这首诗名为寄,实为隔山遥望,不能相见,由清秋登高,日暮归雁,唤起愁心,来抒发诗人对朋友的思念之情,希望朋友重阳佳节携酒登高而欢聚。语意亲切自然,寄托了诗人对朋友真挚的怀念之情。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感情飘逸真挚、情景清淡优美、语言淳朴隽永。

夜归鹿门歌

孟浩然

山寺鸣钟昼已昏, 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 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 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 唯有幽人独来去。

范文三:孟浩然的田园诗 投稿:邹恞恟

孟浩然的田园诗

  1、《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2、《秋登兰山寄张五》

  北山白云里,隐者自怡悦。

  相望试登高,心随雁飞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

  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阳节。

  3、《岁暮归南山》

  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4、《登鹿门山》

  清晓因兴来,乘流越江岘。

  沙禽近方识,浦树遥莫辨。

  渐至鹿门山,山明翠微浅。

  岩潭多屈曲,舟楫屡回转。

  昔闻庞德公,采药遂不返。

  金涧饵芝术,石床卧苔藓。

  纷吾感耆旧,结揽事攀践。

  隐迹今尚存,高风邈已远。

  白云何时去,丹桂空偃蹇。

  探讨意未穷,回艇夕阳晚。

  5、《北涧泛舟》

  北涧流恒满,浮舟触处通。

  沿洄自有趣,何必五湖中。

  6、《登鹿门山怀古》

  清晓因兴来,乘流越江岘。

  沙禽近初识,浦树遥莫辨。

  渐到鹿门山,山明翠微浅。

  岩潭多屈曲,舟楫屡回转。

  昔闻庞德公,采药遂不返。

  金涧养芝术,石床卧苔藓。

  纷吾感耆旧,结缆事攀践。

  隐迹今尚存,高风邈已远。

  白云何时去,丹桂空偃蹇。

  探讨意未穷,回艇夕阳晚。

  7、《洞庭湖寄阎九》

  洞庭秋正阔,余欲泛归船。

  莫辨荆吴地,唯馀水共天。

  渺弥江树没,合沓海潮连。

  迟尔为舟楫,相将济巨川。

  8、《湖中旅泊,寄阎九司户防》

  桂水通百越,扁舟期晓发。

  荆云蔽三巴,夕望不见家。

  襄王梦行雨,才子谪长沙。

  长沙饶瘴疠,胡为苦留滞。

  久别思款颜,承欢怀接袂。

  接袂杳无由,徒增旅泊愁。

  清猿不可听,沿月下湘流。

  9、《江上别流人》

  以我越乡客,逢君谪居者。

  分飞黄鹤楼,流落苍梧野。

  驿使乘云去,征帆沿溜下。

  不知从此分,还袂何时把。

  10、《梅道士水亭》

  傲吏非凡吏,名流即道流。

  隐居不可见,高论莫能酬。

  水接仙源近,山藏鬼谷幽。

  再来迷处所,花下问渔舟。

  11、《采樵作》

  采樵人深山,山深树重叠。

  桥崩卧槎拥,路险垂藤接。

  日落伴将稀,山风拂萝衣。

  长歌负轻策,平野望烟归。

  12、《夜归鹿门歌》

  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独来去。

  13、《南山下与老圃期种瓜》

  樵牧南山近,林闾北郭赊。

  先人留素业,老圃作邻家。

  不种千株橘,惟资五色瓜。

  邵平能就我,开径剪蓬麻。

  14、《陪卢明府泛舟回作》

  百里行春返,清流逸兴多。

  鹢舟随雁泊,江火共星罗。

  已救田家旱,仍医俗化讹。

  文章推后辈,风雅激颓波。

  高岸迷陵谷,新声满棹歌。

  犹怜不才子,白首未登科。

  15、《彭蠡湖中望庐山》

  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

  挂席候明发,渺漫平湖中。

  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

  黯黮凝黛色,峥嵘当曙空。

  香炉初上日,瀑水喷成虹。

  久欲追尚子,况兹怀远公。

  我来限于役,未暇息微躬。

  淮海途将半,星霜岁欲穷。

  寄言岩栖者,毕趣当来同。

  16、《宿天台桐柏观》

  海行信风帆,夕宿逗云岛。

  缅寻沧洲趣,近爱赤城好。

  扪萝亦践苔,辍棹恣探讨。

  息阴憩桐柏,采秀弄芝草。

  鹤唳清露垂,鸡鸣信潮早。

  愿言解缨绂,从此去烦恼。

  高步凌四明,玄踪得三老。

  纷吾远游意,学彼长生道。

  日夕望三山,云涛空浩浩。

  17、《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

  山暝闻猿愁,沧江急夜流。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

  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

  18、《初秋》

  不觉初秋夜渐长,清风习习重凄凉。

  炎炎暑退茅斋静,阶下丛莎有露光。

  19、《岁暮海上作》

  仲尼既云殁,余亦浮于海。

  昏见斗柄回,方知岁星改。

  虚舟任所适,垂钓非有待。

  为问乘槎人,沧洲复谁在。

  20、《田园作》

  弊庐隔尘喧,惟先尚恬素。

  卜邻近三径,植果盈千树。

  粤余任推迁,三十犹未遇。

  书剑时将晚,丘园日已暮。

  晨兴自多怀,昼坐常寡悟。

  冲天羡鸿鹄,争食羞鸡骛。

  望断金马门,劳歌采樵路。

  乡曲无知己,朝端乏亲故。

  谁能为扬雄,一荐甘泉赋。

  21、《途次望乡》

  客行愁落日,乡思重相催。

  况在他山外,天寒夕鸟来。

  雪深迷郢路,云暗失阳台。

  可叹凄惶子,高歌谁为媒。

  22、《晚泊浔阳望庐山》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

  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

  东林精舍近,日暮但闻钟。

  23、《万山潭作》

  垂钓坐磐石,水清心亦闲。

  鱼行潭树下,猿挂岛藤间。

  游女昔解佩,传闻于此山。

  求之不可得,沿月棹歌还。

  24、《洗然弟竹亭》

  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

  俱怀鸿鹄志,昔有鶺鴒心。

  逸气假毫翰,清风在竹林。

  达是酒中趣,琴上偶然音。

  25、《晓入南山》

  瘴气晓氛氲,南山复水云。

  鲲飞今始见,鸟坠旧来闻。

  地接长沙近,江从汨渚分。

  贾生曾吊屈,予亦痛斯文。

  26、《寻陈逸人故居》

  人事一朝尽,荒芜三径休。

  始闻漳浦卧,奄作岱宗游。

  池水犹含墨,风云已落秋。

  今宵泉壑里,何处觅藏舟。

  27、《耶溪泛舟》

  落景馀清辉,轻桡弄溪渚。

  澄明爱水物,临泛何容与。

  白首垂钓翁,新妆浣纱女。

  相看似相识,脉脉不得语。

  28、《与白明府游江》

  故人来自远,邑宰复初临。

  执手恨为别,同舟无异心。

  沿洄洲渚趣,演漾弦歌音。

  谁识躬耕者,年年梁甫吟。

  29、《经七里滩》

  予奉垂堂诫,千金非所轻。

  为多山水乐,频作泛舟行。

  五岳追向子,三湘吊屈平。

  湖经洞庭阔,江入新安清。

  复闻严陵濑,乃在兹湍路。

  叠障数百里,沿洄非一趣。

  彩翠相氛氲,别流乱奔注。

  钓矶平可坐,苔磴滑难步。

  猿饮石下潭,鸟还日边树。

  观奇恨来晚,倚棹惜将暮。

  挥手弄潺湲,从兹洗尘虑。

  30、《寻天台山》

  吾友太乙子,餐霞卧赤城。

  欲寻华顶去,不惮恶溪名。

  歇马凭云宿,扬帆截海行。

  高高翠微里,遥见石梁横。

* 孟浩然的诗全集

* 孟浩然的古诗

* 孟浩然诗集

范文四:孟浩然田园诗特点初探 投稿:戴畯異

【摘要】 孟浩然是继陶渊明后田园诗的代表人物,他的田园诗大多在描写田园生活的美好和身处其中的愉快,语言朴素而有韵味。白描手法的运用,更能体现出他的田园诗清新淡远,朴素宁静的特色。而其中那些跳跃灵动的画面,又给他的田园诗涂抹上不一样的色彩,充满了情趣。

  【关键词】 孟浩然 田园诗 白描

  【中图分类号】 G623.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6-5962(2012)06(b)-0189-02

  东晋末年,陶渊明以其朴素自然的语言和悠闲恬静的情调写了不少描绘田园生活的诗篇,从此开了田园诗的先河,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田园诗的开山鼻祖。继陶渊明之后也有继承者,但却很少有发展。直到盛唐时期,孟浩然的出现,才使田园诗走向了一个强盛时期。他继承并发扬了陶渊明的田园诗,成为了田园诗的又一代表人物。

  孟浩然继承和发扬陶渊明的田园诗风,首先是因为他对陶渊明人格的推崇。“我爱陶家趣,园林无俗情”(《李氏园》),“尝读《高士传》,最爱陶征君,目耽田园趣,自谓羲皇人”(《仲夏归汉南园寄京邑游》)。因此孟浩然也追随陶渊明把笔触伸向恬静安谧的田园,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其次与孟浩然的生活经历有着很重要的关联。他早年隐居鹿门山,四十岁才入京举进士,不第而归。又由于性格刚直耿介,不愿委屈自己去巴结权贵,最终只能回归田园,以布衣终其一生。简单的生活经历,使孟浩然的诗歌题材比较单纯,田园诗就是他隐居生活的一个侧面反映。他的田园诗,在对陶渊明继承和发展的基础上,形成了自身的特点。

  1 沉醉田园,享受美好而愉快的田园生活

  孟浩然对陶渊明的人格是敬仰的,在生活方式上,他也追随着陶渊明的脚步,求仕未成,回归田园,在恬淡悠然的田园生活中来寻找自己精神的栖息地。沉醉田园,尽情去享受美好而愉快的田园生活。

  《过故人庄》这样写道:“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这是怎样一幅充满生机,毫无负担的农家生活图景呀!老朋友杀鸡做饭,邀请我去做客。田家没有山珍海味,一盘肥鸡就是待客的佳肴,何其亲切。一路进庄,葱茏茂密的绿树环绕村庄,清幽宁静;远处连绵的青山给田园筑起一道天然的屏障。到了老朋友家,临窗把盏,看着窗外的打谷场和翠绿的菜园,家长里短,细细碎碎,说的都是有关农家收成、年景的轻松话题。不觉时间溜走,该告辞了。临走时,率真地向主人表示在秋高气爽的重阳节还要来观赏菊花。在这里,一盘家常的菜肴,一碗自家酿的美酒,清幽宁静的村庄,远处的青山,再辅以家常话的絮叨,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亲切、美好。身在这样的田园中,如何不叫人心情愉快呢。

  再来看《田家元日》:“昨夜斗回北,今朝岁起东。我年已强仕,无禄尚忧农。桑野就耕父,荷锄随牧童。田家占气候,共说此年丰。”农家新的一年又开始了,年过四十的诗人不做官,但却担忧农事,于是就和那些在田野里耕种的农夫唠唠家常,扛着锄头随着调皮的牧童去田里劳作。田间地头,大家坐在一起,说到今年的年成气候,都说一定是个好年景。荷锄耕作,期盼好的年景,说到是丰年时,我们都可以感受得到诗人是的快乐。农家的生活虽苦累,但却没有纷争,没有精神枷锁,是轻松的,随性的,这不正是诗人想要拥有的生活吗?

  田家的生活是平淡的,但其中也充满了情趣。这首《戏题》(又作《戏赠主人》):“主人客醉眠未起,主人呼解酲。已言鸡黍熟,复道瓮头清。”这是一组“客”与“主”的对话,诗人喝醉了还没醒过来,热情的主人又来了。“饭做好了,鸡也炖好了,快起来喝好酒吧”。“呼”、“已言”、“复道”,把主人的热情好客形象表现了出来,又反衬出了“客”与“主”之间的熟稔,“客”已融入到了这地地道道的农家生活,妙趣横生。

  在孟浩然的笔下,农家热情,农人勤劳善良,田园静谧安详。身在这样的氛围里,心情自然快乐充实。

  2 简单勾勒,白描平淡朴素的田园风光。

  孟浩然的田园诗,继承了陶渊明的平淡特点,所以后人把他们归于平淡派。而在继承的基础上又有所发展,那就是他比陶渊明还要平淡,在他描写生活和景物时,抓取到的都是生活中平常普通的片段,很少极笔力摹写,很少雕琢粉饰,都运用叙述的笔调表现出来。“脱有形似,握手已违”(司空图《诗品·冲淡》)。且善用白描手法,力求自然与纯真。“于平淡中见真奇”。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春晓》)。这是一首耳熟能详的小诗,撷取生活中的一个微小片段。春天睡得好,不知不觉天已亮,到处是鸟儿的啁啾,这样美的春色让人心醉。“夜来风雨声”,不禁慨叹“花落知多少”。初读,这是一首描写春天的小诗,简单的描写“春晨”、“春鸟”、“春雨”、“春花”,如行云流水般平淡自然。细品,其中却有淡淡的伤春之情感。不觉让人想起清照的“雨疏风骤”与“绿肥红瘦”的惜春之情。再有“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夏日南亭怀辛大》)。典型的白描手法。夕阳西下,素月东升,时间交错,“夏日”可畏而“忽”落,明月可爱而“渐起”,心里顿觉凉爽。诗人沐浴后,洞开凉亭,“散发”不梳,靠窗而卧,这是一种闲情,也是一种适意。真是““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陶潜《与子俨等疏》)。用朴素简炼的文字来描摹形象,不重词藻修饰与渲染烘托,形象却鲜明生动,如在眼前,这样的白描手法在孟浩然的其他田园诗中是屡见不鲜的。“采樵入深山,山深树重叠。桥崩卧查拥,路险垂藤接”(《采樵作》)。入深山打柴,深山中树丛层叠,已经被山间洪水冲毁的小桥被那些浮木拥堵着。小路险阻只能拉着那些粗壮而牢固的藤条行走,山风呼呼从耳旁掠过。简单勾勒,把入山砍柴的艰险描绘了出来。“竹林新笋稚,藤架引梢长。燕觅巢窠处,蜂来造蜜房”(《夏日辨玉法师茅斋》)。苍翠的竹林里,新笋破土而出;茂盛的树藤爬满了架子。燕子在堂前飞来飞去,四处寻找着自己的小窝;而嗡嗡的蜜蜂正在辛勤的建造自己的蜂房。忙碌、热闹而充满生机。一派典型的夏日农家葱茏之景。平淡描述,毫无修饰,却情渗其中。“春晚群木秀,间关黄鸟歌。林栖居士竹,池养右军鹅”(《晚春题远上人南亭》)。葱茏群木秀,悦耳黄鸟声,碧绿挺拔竹,鹅在池中游。休闲、自在、妙趣,农家晚春图被寥寥几笔点染得充满了情趣。

范文五:孟浩然田园诗浅析 投稿:傅煼煽

从开元初至代宗大历初约五十余年,是唐代文学的兴盛时期,这一时期的诗歌创作,呈现出百花争艳、名家辈出的景象。其中以王维、孟浩然为代表的田园诗派,成为唐诗百花园中的一枝奇葩,散发出馥郁的芬芳。唐代田园诗从题材和艺术风格上看,都是继承发展了东晋的陶渊明、南朝的谢灵运的艺术传统,其一脉相承的关系大致可以拟出这么一条线索:陶渊明―谢灵运(谢�I)―王维、孟浩然―刘长卿、韦应物,而且可以说,孟浩然的田园诗是当时田园诗的代表。

  下面就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和《春晓》谈谈他田园诗的特点。

  孟浩然(689―740),襄州襄阳(今湖北襄阳)人,是盛唐少有的以布衣终老的名诗人。他长期居住在乡下,熟悉农村的田园风景和风土人情,他的《过故人庄》就形象地描绘了一幅田园风光和农家生活的图景: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首联,故人以“鸡黍”相邀,显示出农家特有的风味,待客不讲虚礼,对人诚挚而纯朴,与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描写的桃花源中人见到有外人来,“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的热情场面如出一辙。颔联把“绿树”“青山”本来是静的景,动写为“合”“斜”,有远有近富有层次,静谧中又带有生气。颈联的“开轩”“把酒”,把田园风味写足又显得心情格外愉悦、轻松、畅快。由第二联的户外景写到户内饮酒高谈,所见所谈,均是纯正的农村风味。而将第二、第三联合起来看,则又是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宁静优美的田园风景画。尾联表现出意犹未尽的情态,这就比乘兴而来、尽兴而归更有味道了。这表现了朋友间的真诚率直,淡语出之而浓情具在,主人的热情朴实,客人的愉快率真,主宾之间的亲切融洽跃然纸上。清人沈德潜评孟诗“语淡而味终不薄”(《唐诗�e裁》)实在一语中的。

  整首诗把恬静优美的农村风光和淳朴诚挚的情谊融成一体,显得自然天成,就如沈德潜说的“篇法之妙,不见句法”。诗中几乎看不出哪一两句诗是诗人特意炼制出来支撑整首诗的,这是其艺术水平的高超表现。就如一位清丽的美人,她的美是通体上下整个儿的,不是由于某一部位特别动人。她也不靠搔首弄姿、艳抹浓饰,而是以一种天然的颜色和气韵使人惊叹。

  淡而有味,宁静而悠远,是孟诗的特色。有人认为,孟诗表现如此是因为受了禅宗禅学的熏陶。禅宗是中国化的佛教,是印度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主要是儒学)融合的产物,它兴于唐而盛于宋,与唐诗宋词同步。而中外文化,多民族文化的交流融汇是唐诗繁荣发达的一个原因。禅宗的禅寂是指通过坐禅达到心冥空无,其观照就是“寂照”,由静到寂也就达到了解脱。这种思想对孟浩然山水诗的影响是可寻的:孟浩然笔下的田园山水有一种静态的美,即使要写动,写声也是以动写静,喧中求寂,是动中的极静,体现诗人宁静淡泊的心境。如他的诗句“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荷老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寂静到这种程度,露水滴下来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是用动和响来衬出静与寂。如非心境与情境合为一体,怎能得此清音。

  景中含情,情托于景,情景交融,是孟诗的又一特色,也反映出唐诗主情,讲求刻画意境,以刻画意境制胜的特点。看他的《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这首小诗写的是春天早晨浓睡醒来时的感受。读之似觉平淡无奇,反复吟诵,便觉诗中别有洞天。它短小而有起伏,自然又有韵致,情在词外,诗味醇永。春天,春光烂漫,春景无限,可歌可唱的颇多。要在短小的形式中写出迷人的春光,首先就要选好角度,才能以少胜多,俗语说的“四两拨千斤”,就讲究这巧的艺术,而这“巧”又不能让人看出,除非是有极致的艺术造诣,难以为之。诗人从听觉的角度,写春之声;用意中之念想,写春之景(春花烂漫)。浓睡初醒,晨光入户,这新的一天,迎接你的首先是百鸟的婉转鸣唱,可以说春声盈耳。古人说,春之精神写不出,以鸟鸣之。又说以鸟鸣春,以雷鸣夏,以虫鸣秋,以风鸣冬。这是有道理的。在百鸟婉转中浓睡醒来,该多惬意。接着又想起了昨夜潇潇的春风春雨声。在静谧的春夜,轻柔的春风,飘洒的春雨,也令人听得分明,那是柔美的天籁,能把人带进如烟似梦般凄迷的意境。现在又想到了那风雨声,不禁又联想到,这一夜风雨,该不会把那繁盛的春花摧落了不少吧?流露出一种淡淡的惜春之情。结尾问句,表达出诗人想象落花太多但又希望落得不多的复杂心理。整首小诗,主要从听觉形象的角度来写,写了春眠、春晓、春夜、春风、春雨、春鸟、春花;情感线索则是喜春而惜春,惜春而爱春。总的来说,时间的跳跃,阴晴的交替,感情的微妙变化,都极有情趣,韵味极浓。它表现了诗人内心的喜悦和对大自然的热爱。它是诗人对春天活泼生动、耐人寻味的歌唱。

  孟浩然除了歌唱田园山水风光之外,还写了别的内容的一些诗,比如送别怀友、登临览胜、羁旅行役、游子思乡等,但大多以田园山水自然景物的意象入诗,实在是“一切景语皆情语”,句句情语皆动人。

  就多数作品来看,孟浩然的感情比较平衡,像一泓秋水,平静无波,少有感伤。他热爱祖国河山,特别是故乡山水景物,诗作抒情气氛浓,诗意活泼跳动。读他的山水田园诗,如置身于田园山水间,沐浴着春风暖阳,心醉神怡,掩卷则神往之。

  参考文献:

  李玉新.浅析孟浩然山水田园诗中的“淡”[J].文学教育:下,2010(02).

  编辑 温雪莲

范文六:王维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的比较 投稿:许囑囒

王维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的比较

摘要:中国山水田园诗集大成者王维与孟浩然的诗歌艺术具有很多相似的特点,同时也有浓厚的个人特色。二者同属清空雅淡的风格,但在艺术表现手法、写作视角、语言风格等方面也颇有不同。 关键词:王维;孟浩然;山水田园诗;比较

中国的山水田园诗是中国诗歌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部分,它的身影从先秦时代便得以捕捉,经过几百年的努力发展,到了盛唐,在王维孟浩然的笔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王孟二人是山水田园诗的集大成者,历来都被诗论家并提,而二者正是同中有异,异中有同。

一.王孟的共同点

(一)饱满的盛唐理想主义精神。王维和孟浩然都生于盛唐,在这样强大繁荣的时代,明主盛世,诗人自然心生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这使得二者的山水田园诗歌极具盛唐般的理想主义精神。他们的诗歌里歌颂了祖国疆域的辽阔,山河的壮丽。这样气势雄浑的山水诗在二人的创作中占少数,但是都极为出色。比如孟浩然诗“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黯黮凝黛色,峥嵘当蜀空。”(《彭蠡湖中望庐山》)全局着眼,大气磅礴,巍峨高峻的庐山势压滔滔江水,好一派壮丽美景。王维诗《汉江临泛》“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首联写众水交流,密不间发;颔联开阔空白,疏而不露;颈链由远及近,波澜壮阔;尾联直抒胸臆。整首诗十分开阔

范文七:孟浩然山水田园诗 投稿:萧洜洝

孟浩然山水田园诗
本文转自:溧水.杨孝林的博客

[内容摘要] 孟浩然是唐代著名的山水田园诗人,不惑之年赴长安应进 士试落第后,在吴越一带游历多年,到过许多山水名胜之地,创作了 大量的山水田园诗。孟浩然是盛唐田园诗派的先导,在社会理想和人 生理想不能实现的情况下,寄情山水,寄情田园,关注田园生活,并 达到一种情景交融、物我同化的境界,他的山水田园诗,以清淡平和 之心,写清新自然之物,应该说,他的创作奠定了盛唐山水诗派的基 础。他在诗中创造了“清”“淡”的意象群,形成了其独特的“清”“淡”之 风。本文试从其的“清”“淡”意象群的创造和“清”美风格等方面简单作 了一点论述。 [关键诗]孟浩然 山水田园诗 意象群 “清”美 作为盛唐著名的诗人,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有着鲜明的艺术个性,表 现他与众不同的审美情趣和审美理想,在多姿多彩的大自然中,孟独 爱清淡之美。他的诗很注重清美的意境的创造。他在诗中创造出了一 系列“清”的意象群和“淡”的意象群,善于以清淡平和之心,写清新自 然之物,从而形成了他的山水田园诗“清”美的风格。 一、 具有鲜明个性的“清”和“淡”的意象群

意象是中国古代文论尤其是古代诗论中一个常用概念, 其内涵或指意 和象,或指意中之象,或指一种境界,或指某种艺术形象。构成意象 的要素是物象。 袁行霈先生在《中国古典诗歌的意象》一文中指出:“物象是客 观的,它不依人的存在而存在,也不因人的喜怒哀乐而发生变化。但

物象一旦进入诗人的构思,就带上了诗人的主观色彩。这时它要受两 个方面的加工:一是经过诗人审美经验的淘洗和筛选,以符合诗人的 美学理想和美学趣味;二是又经过诗人思想感情的化合和点染,渗入 诗人的人格和情趣。经过这两方面加工的物象进入诗中就是意象。诗 人的审美经验和人格情趣,即意象中的那个意的内容,因此可以说, 意象是带入了主观情意的客观物象, 或者是借助客观物象表现出来的 主观情意。 ”(载《中国诗歌艺术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6 出版) 。 因此, 诗歌中的意象最具有鲜明的个性, 最能表现出诗人诗歌的风格。 孟浩然是唐代山水田园诗的高手,统观他的诗,不难发现,诗人在作 品中构建了属于他自己的意象群,这意象群的特征可用两个字概括, 即“清”和“淡”。 对“清”的特点,明代诗论家胡应麟有他独特的见解:诗最可贵者 清,然有格清,有调清,有思清,有才清……若格不清则凡,调不 则冗,思不清则俗。 他认为“清”是诗歌创作的最高境界,“清”是
格调思才的浑融,是 超凡脱俗的清远,是由“清”字而生繁出来的各种清澈明净、清幽淡远 的艺术境界。 (一)“清”的意象 孟浩然诗中有许多“清”字的句子,如: 松月生夜凉,风泉满清听。《宿业师山房待丁大不至》 ( )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夏日南亭怀辛大》 ( ) 落日清川里,谁言独羡雨。《西山寻辛谔》 ( ) 清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宿建德江》 ( ) 二月湖水清,家家春鸟鸣。《晚春》 ( ) 归途未忍去,携手恋清芬。《同王九题就师山房》 ( ) 他诗中许多景物,多用“清”来修饰。据有人统计,他的 100 多首山水 诗中,共有 50 多处用了“清”字。 归纳一下,他所构建的“清”的意象群可分为以下几类: 一是关于水“清”的意象。 请看下列诗句: 何时还清溪,从尔炼丹液?(《山中逢道士云公》) 闲居枕清洛,左右接大野。《宴包二融宅》 ( ) 悠悠清江水,水落沙屿出。《登江中孤屿赠白云先生王迥》 ( ) 在孟浩然的诗中, 江水是“清江”, 溪水是“清溪”, 除此之外还有“清川”、 “清流”、 “清泉”、“清露”等等。 二是关于时间“清”的意象。 如《登鹿门山诗》中写道:“清晓因兴来,乘流越江岘”中,诗人称早 晨为“清晓”。 又如《送谢录事之越》中写道:“清旦江天远,凉风西北吹。”其中又 有了“清旦”的意象。 除此之外,关于白天和黑夜这两个时间,孟浩然诗中还创造了“清昼” 和“清夜”的意象,这两个意象不仅是白天和黑夜都有了“清”的气色, 也使全诗的境界都有了“清”的气象。 三是关于音响“清”的意象。如上文引用诗句“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

响”中的“清响”,还有“清音”、“清听”等,除此之外,还有“清弦”、“清 风”等与声音有关的意象。 四是关于光辉“清”的意象。这些意象像过滤镜,能起到过滤色彩、化 淡艳光的作用,从而使诗歌的整个境界呈现出“清”的气象。如《耶溪 泛舟》中写道:“落景余清辉,轻桡弄溪渚。”此时应是傍晚时分,应 该是霞光满天,诗人却用“清辉”一词,淡化了霞光的色彩,使整首诗 就有了“清”的色调。此外还有“清光”等意象。 另外,孟浩然诗中还有许多关于人物的容颜、谈吐、思想,以及动物 等各个方面“清”的意象,如:“清颜”、“清谈”、“清思”“清兴”“清猿” 等。这些清的意象都具有构成孟诗清的风格的作用。 (二)“淡”的意象 孟浩然山水田园诗中的景物大都是淡色的,不事粉饰,主要有青、翠、 绿等颜色,很多意象都用“青”、“绿”、“翠”来修饰,极少有华丽耀眼 的色彩
,此外还有不少意象是以淡色景物的名称出现的,主要是 “ 泉 ”“ 溪 ”“ 河 ”“ 川 ”“ 潭 ”“ 水 ” 等 水 的 意 象 和 “藤”“萝”“竹”“兰”“松”“柏”“杨”“柳”“苔”“蔓”等植物意象,据统计这类 意象有近 80 个,这些意象构成的淡色景物占据了孟浩然山水田园诗 的绝大部分诗作。 这些“淡”的意象群,根据其表现力,也可大致分成下列几类: 一类是表现宏大场景的意象。孟浩然不是浪漫主义诗人,他的山水田 园诗境界和气势大都 “秀气”,但他也常以宏观的淡美的意象来表现 大景域的山水淡美,如“朝游访名山,山远在空翠”,此是远景描写;

如“渐至鹿门山,山明翠微浅”,这是近景特写,还有的是从上往下以 鸟瞰的方式表现的,但无论哪种方式,视角都很大,高山流水的宏大 场面尽入笔下。 二是表现中等场景的意象。此时诗人观察景物距不远也不近,是中距 离描写景物。 如 《过故人庄》 中写道“绿树村边合, 青山郭外斜”, 此句是中景写法, 因为诗人只有立身村外,站在中等距离的位置,才能看清村子及村外 的景色,才能写出了全景式的村景。 三是表现微观场景的意象。诗人观察的范围很小,笔下的意象只能反 映一个小场景的景象,就像一个个细节描写,但诗人常能抓住一点而 不及其余,着力放大这一意象,使这种意象具有清新奇特、赏心悦目 的特征,这正是他意象创设的高明之处。 如“灨石三百里,沿洄千嶂间。沸声常活活,存势亦潺潺。跳沫鱼龙 沸,垂藤猿攀缘。”( 《下灨石》 )灨石这一段水路很长,沿路的景物 也很多,诗人从细微处入手把笔触聚集 “垂藤”这个意象上,表现赣 石两岸的的层峦迭嶂。 上述“清”和“淡”的意象,在构成孟诗“清”和“淡”的风格方面具有极活 的表现力和渲然力。

二、

不同凡响的“清”美

孟浩然在他的诗中创造了“清”的意象群和“淡”的意象群,表现了山水 田园清淡的自然美及诗人醉心于“清”“淡”的审美情趣,从而形成了独

具的“清淡”的诗歌风格。 对孟诗“清”的领悟,明代诗论家胡应麟自有他的看法,他认为“清”是 诗歌创作的最高境界,“清”应是超凡绝俗的清远,是由“清”而衍生出 来的清澈明净、清幽淡远的艺术境界。 (一)“清幽”之美 孟浩然落第后在吴越一带游历多年,后一直隐盾乡野、娱情山水。他 的不少山水田园诗自然流露出他的悟淡隐遁情怀,呈现出一种清幽的 美。 如脍炙人口的《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 落知多少? 初读,似觉平平淡淡。仔细品味,便觉其魅力无
穷。这首诗没有华丽 的语言,也没有奇绝的艺术手法,通俗的如白话,但整首诗的韵味却 清幽悠远。诗人写春天,只选一个侧面,既没有写五彩斑斓迷人的色 彩, 也没有写醉人飘香的春花。 他只是从听觉角度, 他写春天的声音: 处处有鸟儿欢快的啼叫,昨夜风雨潇潇,诗人就是用春声来渲染无边 的春色,用春声来表现春天美好景象,诗人创造了清幽的意境,真切 地表现了他内心的感受,言浅意浓,给人以无穷的兴味。 又如《夏日南亭怀辛大》: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响。 诗的内容写夏夜水亭纳凉的闲适,同时又表达对友人的怀念。诗中写 道:太阳西沉,月亮从水塘那一边升起。在无边美好的月色里,诗人 打开窗户,散开头发乘凉,心里无比的闲适,此时晚风送来了荷的花 脉脉的香气,诗人甚至真切地听见竹叶上的露水滴落发出的清响。多 么清幽的心情,多么清幽的境界。 因此,诗人想到了音乐,古琴,只宜在恬淡闲适的心境中弹奏。孟浩 然善于捕捉生活中的诗意感受,此诗写一种闲适自得的情趣,并没有 厚重的思想,但诗人的感觉是细腻入微的,诗的音乐味是清幽的。 (二)“清空”之美 “清幽”是孟诗的突出特色,清空也是孟诗的一个风格。李白诗有惊人 的夸张和瑰丽的想象,王维诗富有艳丽的色彩。孟浩然描绘景物、抒 情言志自有一招:他善于用素淡的语言,平淡写出自己的感受,但给 人却是自有妙趣,清空寥廊的感受。 如《宿桐庐江寄广陵川游》: 山暝听猿愁,沧江急夜流。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 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 诗人写了猿声、涛声、风声,声声敲打着人的心弦。又写了瞑山、冷 月、孤舟,色调凄情惨淡。诗人就这样用声和色构建了一种空旷寂廖 的氛围,创设了一个深远清峭的意境,把念友不得,羁旅不归之情写

得婉约而动人。 (三)“清远”之美 孟浩然的诗在清淡清幽之中,有时多呈出清远之美,就是说他能在诗 中创造出具有广阔空间美和深远韵味美的意境。 又如: 《晚泊浔阳望访山庐山》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 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 东村精舍近,日暮但闻钟。 诗在广阔宏大的背景上描写韵味的清幽,使诗歌更具有引人的魅力。 一二联极有气势,诗人用淡笔随意一挥,便把江山胜处的风貌勾勒出 来了。从诗人悠然遥望庐山的神奇中,隐隐透出一种悠远的情思。最 后两句写诗人在夕阳斜照里,忽隐约
听到阵阵钟声,心中涌起惆怅之 情。以“闻钟”结尾,加深了全诗清远的意境。 在孟诗中,还有不少清远与静穆浑然一体的诗作。如《秦中感秋寄远 上人》最后两句写道:“日夕凉风至,闻蝉但益悲。”写凉风、蝉鸣, 表现出秋天的景象,清远中包含着静穆,表现了诗人落第后失意与追 求归隐的情绪。 四“清旷”之美 孟浩然还善于用清晰的笔墨写出一种宏大空旷的境界。 如: 《宿建德江》 : 移舟泊烟诸,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这是一首抒写羁旅之思的诗。诗人乘着小舟,停泊在江中一个烟雾茫 茫的小洲上。第三句景物描写,写日暮时刻,苍苍茫茫,旷野无垠, 抬头望云,远处的天空比近处的树木还要低,最后一句写夜幕降临, 高挂在天空的明月,映在澄清的江水中和舟中的人很近。诗人把自己 和小舟放置在广袤宁静的宇宙之中,构成了一幅清旷而有韵致的“清 江夜泊图”,此时诗人更感到故乡的遥远、内心的孤寂和思念之情的幽 远。 孟浩然也能以宏丽的文笔表现壮伟的江山, 前文在谈淡的意象时已经 提到,他善于用宏大的场景意象创设一种空旷宏大的意境。 如《彭蠡湖中望庐山》写道:“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挂席候明 友,渺漫平湖中。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黯黮凝黛色,峥嵘当曙 空。香炉初上日,瀑风喷成虹。” 首句写辽阔无边的天空高悬挂着一轮晕月, 写得气势磅礴, 格调雄浑。 诗中还写了烟波浩渺的湖水,还写了庐山的壮丽巍峨,红日东升中庐 山的美丽,瀑布飞流直下的壮观。诗人从大处落笔,描绘大自然的广 阔图景,写得气势恢宏。 五“清淡”之美 清淡,是孟浩 然诗所极力追求的一种境界,淡不是淡而无味,而是一 种风格和魅力,若以中国绘画作比,孟浩然的诗就像一幅幅清新淡雅 的水墨画,墨气氤氲,而墨又分五色,色彩清淡。他善于创造一连串 的淡的意象群,在诗中写景状物一般都用淡色,极少重彩,他的诗清

淡朴素中蕴含幽远深厚。 如:“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 花落知多少?” 《春晓》 ( ) 写春之色,本应该浓墨重彩、极力渲染,却诗中却不见一些色彩,清 新淡雅之至,而有韵味无穷。 又如 “莓苔异人间,瀑布作空界。”( 《越中逢天太一子》 )写瀑布: 绿苔满壁,翠色可人。诗人创造的意象是清淡的,笔触清淡之极。 又如“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夏日南亭怀辛大》 )荷是色淡而香 清,露是明净而清响。 再如他的《过故人庄》为例: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升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
,还来就菊花。 全诗清新自然,让人使沐春风。诗人没有一点渲染,以清淡的笔触, 描写了绿树掩映、青山环抱着的农庄,洋溢着清澈有味的田家生活和 清真、朴素、淡雅、淳厚的故人情谊,整首诗是一幅清新淡雅的田园 风光画,自然朴素,恬淡亲切却不枯燥。沈德潜称孟浩然的诗“语淡 而味终不薄”( 《唐诗别裁》,而闻一多则说其“淡的看不见诗。”( ) 《孟 浩然》 ) 总之,孟浩然在他的山水田园诗中构建了“清”和“淡”的景物、概念意 象群,形成了他的山水田园诗“清”美的基本特色,他的诗歌,展现了 一幅幅原生态的山水画和田园画,从而形成了“清”的风格特征。孟浩

然诗所表现出的“清”之美,奠定了他在山水田园诗的发展史上的独特 地位。他在王维之前,成为唐田园诗派的先导,他的山水诗创作奠定 了盛唐山水诗派的基础, 使盛唐山水诗沿他开辟出来的道路走向成熟 和繁荣。


范文八:王维与孟浩然山水田园诗的比较 投稿:熊殳殴

王维与孟浩然山水田园诗的比较

文/张琳

摘要

王维和孟浩然都以山水田园诗写作见长,但因个人的阅历和身世不同,同是山水田园诗却体现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感情色彩,王维的恬淡闲适,孟浩然的愁闷无奈;王维的题材丰富,孟浩然简单唯一;王维是一名田园生活的观察者,孟浩然是田园生活的体验者;王维的诗平淡自然,孟浩然的诗清幽绝妙;王维的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孟浩然的诗画意较少;王维后期的诗偏于禅宗隐逸,而孟浩然则一直处于立志报国,实现人生理想的状态;但两者都有表现祖国雄伟壮丽的山川风貌,两者都表现了对隐逸生活的向往。

关键词:王维 孟浩然 山水田园诗

王维与孟浩然山水田园诗的比较

第一、王维和孟浩然山水田园诗首先在感情色彩上不同。

王维的诗大部分体现出闲适恬静,悠然自得的特点,而孟浩然的诗却透着壮志未酬的愁闷、怀才不遇、孤寂焦急的色彩。

如王维的《桃源行》,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云津。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清溪不见人。„„当时只记入山深,青溪几度到云林。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诗一开始,就展现了一幅“渔舟逐水”的生动画面:远山近水,红树青溪,一叶渔舟,在夹岸的桃花林中悠悠行进。诗人用艳丽的色调,绘出了一派大好春光,为渔人“坐看红树”、“行尽青溪”作了铺陈。这里,绚烂的景色和盎然的意兴融成一片优美的诗的境界,诗人极力写了桃源的山水之美,体现出诗人内心的愉悦闲适。

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开头两句:“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叙述自己中年以后即厌尘俗,而信奉佛教。“晚”是晚年:“南山陲”指辋川别墅所在地。“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中透露出诗人的闲情逸致,上一句“独往”,写出诗人的勃勃兴致;下一句“自知”,又写出诗人欣赏美景时的乐趣。诗人同调无多,兴致来时,惟有独游,赏景怡情,能自得其乐,随处若有所得,不求人知,自己心会其趣而已。“行到水穷处”,是说随意而行,走到哪里算哪里,然而不知不觉,竟来到流水的尽头,看是无路可走了,于是索性就地坐了下来„„“坐看云起时”,是心情悠闲到极点的表示。云本来就给人以悠闲的感觉,也给人以无心的印象,它写出了诗人那种天性淡逸,超然物外的风采。

但孟浩然的诗不同,他的诗透露出一种忧愁、一种无奈,一种壮志未酬,一种不甘虚度年华的情感,如他的《赴京途中遇雪》:

迢递秦京道,苍茫岁暮天。

穷阴连晦朔,积雪满山川。

落雁迷沙渚,饥鹰集野田。

客愁空伫立,不见有人烟。

开元十六年(728)孟浩然四十岁,这年春他在长安参加进士科考试,这首诗写于他赴京应试途中情景,此时他既满怀希望又有些茫然。诗的前四句写岁暮赴京途中遇雪,后四句写在茫茫大雪中旅行的“客愁”,前后形成呼应。五、六句所写大雪中那找不着栖宿地的大雁和觅不到食物的饥鹰,正是伫立四望、“不见有人烟”的诗人的写照。在“积雪满山川”的艰难条件下赴京应试,等待着自己的前景如何,诗人岂不感到担心和几分茫然?

建德江宿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诗从“宿”字写起,诗人移船停泊于烟霭笼罩的小洲,准备过夜;这时日色已暮,更增添了他独客异乡的愁帐。接下两句写景,非常出色。诗人在船中遥望,感到原野空旷,天比树低;“低”字从“旷”字生出,只有处在一个旷阔的空间视野能一直望到地平线,才会产生“天低树”的印象。时值初冬,木叶凋零,原本空旷的原野愈见其空旷,独处于这样的旷野,诗人怎么能不倍感寂寞、怅惘?

夏日南亭怀辛大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夜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中宵劳梦想。

虽然在他的隐居生活中,有田夫野老相访,问桑道麻饮浊酒,而他也从不嫌弃这些朴实善良的朋友们,和那一份简单宁静的情调;只是孟浩然毕竟不是普通的农夫,即使他有意把自己融化在农村田野之中,仍然时时难免有不同于环境之感,而在精神生活上更常有“知音不存”的感叹。所以尽管表面上这首田园诗写得如此和平悠闲,然而能体会到其衷曲的读者仍会触及那寂寞心弦,而感到惋惜神伤。

同是写田园的题材,但两者表现出的感情却截然不同,如王维的《春中田园作》:

屋上春鸠鸣,村边杏花白。

持斧伐远扬,荷锄觇泉脉。

归燕识故巢,旧人看新历。

临觞忽不御,惆怅远行客。

诗的首联只选取屋上春鸠与村边杏花加以刻画,就把春日田园的生机勃勃景象表现了出来;第三句写斧伐、荷锄、归雁,看新历等行为真切地表现了一年农事活动开始时的情形,充溢着忙碌而欢乐的气氛。尾句触景生情,用远方不能归的乡人的愁来对比衬托此时乡村的欢乐,而孟浩然的《田园作》„„乡曲无知己,朝端乏亲故。谁能为扬雄,一荐《甘泉赋》。诗人则在叹息无人举荐,岁月蹉跎,徒有鸿鹄之志而无从实现。

虽然孟浩然一生仕途不顺,郁郁不得志,但也有几首轻快恬淡的诗,如《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诗中充溢着诗人喜悦之情。当然王维也有不得志的地方,这就是他因伶人舞黄狮子而被贬之时,曾写《宿郑州》和《寒食汜上作》以抒发自己惆怅与感伤。

第二,内容题材上不同

王维的山水田园诗内容较孟浩然丰富,王维出仕较多,因此对社会的见世面

广、对生活的领悟多,他的山水田园诗除了含有简单的描写的山水田园生活外,还蕴含有讽刺朝中生活的倾轧,如《谓川田家》,以及被贬后的愁闷,如《宿郑州》,此去欲何言,穷边徇微禄。也有讴歌边塞将士之作,如《陇西行》、《从军行》;也有揭露社会现实之作,以及倾诉妇女怨情之作,如《洛阳女儿行》、《西施咏》等。而孟浩然的诗仅局限于山水田园诗及小部分怀友和写志诗,素材单一。

第三、意境上不同

王维的诗壮阔苍茫,如《汉江临眺》,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群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送邢桂州》中一句,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而孟浩然的诗则着重写自己所见所闻,他的诗给人以小家碧玉的感觉,如《夜归鹿门歌》、《过故人庄》、《檀溪寻故人》,《春晓》等。

第四,写田园诗出发的角度不同

王维写田园诗大部分是以观赏者的角度写的,而孟浩然完全投入其中,自己就是一名农夫,感情更贴近农村生活。如王维的《渭川田家》,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仗侯荆扉。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希。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诗人是置身事外的,完全是一个行游的书生在农村漫步的情景,而孟浩然的田园诗不同,他就是农事的参与者,如《东陂遇雨率尔贻谢南池》:

田家春事起,丁壮就东陂。

殷殷雷声作,森森雨足垂。

海虹晴始见,河柳润初移。

余意在耕稼,因君问土宜。

诗歌描写农夫趁雨春耕劳作的情景,表达了归田耕作的乐趣和志向。春雨蒙蒙,润物无声,彩虹如带,飘舞海面。种植树木,正是时候。诗人无意欣赏这无边的春色,殷勤地向游人探问这里的耕作和灌溉,表现出冲淡自然的心境。对田园生活无比亲切、无比熟悉。描写农村生活,孟浩然高于王维,他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佳句。如“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荷风送香气,竹落滴清响。”,诗中意境优雅闲淡,耐人寻味。

第六,诗歌的风格特色不同

王维的诗平淡自然,孟浩然的诗清幽绝妙。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世俗的纷争,有的是大自然的宁静,山水花鸟的生机,向来以诗风冲淡为特征。而孟浩然的诗朴素自然,脱口而出,如话家常,以恬淡如水见长。如王维的《赠裴十迪》:

风景日夕佳,与君赋新诗。

澹然望远空,如意方支颐。

春风动百草,兰惠生我篱。

暧暧日暖闺,田家来致词。

欣欣春还皋,澹澹水生陂。

桃李虽未开,荑萼满其枝。

请君理还策,敢告将农时。

诗中所写春日田园的欣欣向荣气象与诗人即将还归愉悦闲适,明显有陶渊明平淡自然之风,而孟浩然的诗大部分显得清淡幽静,如《夜归鹿门歌》,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前半渡头的喧闹与后半鹿门的寂寥相对照,更加显出后者的幽静,不但诗人的景物如此,心境亦然,可谓清幽绝妙。

第七、艺术手法不同

王维是一个著名的山水画家和诗人,而且还精通音乐,他的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不仅运用了诗法,也融入了画法,但孟浩然则不大这样做,王维的画意明显浓于孟诗。如王维的《积雨辋川庄作》中的一句,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准确的表现了夏日积雨,田间景色的特征:漠漠水田与阴阴夏木形成明暗对比;白鹭与黄鹂形成色彩的对照;飞白鹭是写动态,啭黄鹂是写声音,与绘画中的色彩相间,静动对比有异曲同工之妙。如《山居秋瞑》中的一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山中》的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描写的景物动静结合,细细品味,仿佛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一幅山水景物画。而孟浩然的手法较为单调,他主要表现自然界的真实景物,樵人归去,飞鸟栖枝„„等等

第八、后期诗歌表现的情感变化不同

王维后期的山水田园诗透出诗人消极出世,佛禅寂灭的思想情绪,如《鹿柴》、

《鸟鸣涧》,而孟浩然则不同,一直处于积极向上,积极入世的状态中,只是后求官无门才无奈退隐,如,俱怀鸿鹄志,共有鹡鸰心;冲天羡鸿鹄,争食嗟鸡鹜;常恐填沟壑,无由振羽仪等等。

王维、孟浩然山水田园诗的相同之处

王维和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也有很多相同之处。都有表现祖国雄伟壮丽的山川风貌,如王维的《终南山》: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孟浩然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汽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两者都有写到隐逸之处,如王维的《渭川田家》,孟浩然的《秋登万山寄张五》,都表达对隐居田园的喜爱。在王、孟等人的隐逸心态里,有一种脱情至于俗,其心无桎梏,天机清妙的精神境界,比前任单纯心系田园山林歌咏要高一个层次。

参考文献

【1】、陈铁民,《王维 孟浩然诗选》,中华书局出版,2005年8月出版;

【2】、林仕亿,《田园诗精华》,京华出版社;

【3】、林文月,《读中文系的人》,文化艺术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

范文九:王维与孟浩然山水田园诗之比较 投稿:孙蛏蛐

王维与孟浩然山水田园诗之比较

[摘要] 王维和孟浩然是盛唐山水田园诗的杰出代表,被后人并称“王孟”。王、孟二人继承了陶渊明的田园诗和谢灵运的山水诗艺术,在学习借鉴中继续创新,创造出许多形象鲜明、意境高远、语言精炼优美、风格和情调丰富多彩的诗歌。但由于他们生活环境和气质性格的不同,在诗的写法和艺术风格方面是不同的。对二者的探讨,对于了解唐代山水田园诗的发展有重要的积极意义。

[关键词] 山水田园诗 以画入诗 格调 理趣情感

盛唐在我国封建社会的历史上,是一个全面发展的时期,不论在经济上、政治上,它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昌盛的顶点,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也是雄伟奔放、波澜壮阔的,反映在诗歌上,更是诗人辈出、百花争艳,有的高深古朴,有的雄浑飘逸,有的凄婉悲壮。体裁丰富多样,艺术风格独具特色。而山水田园诗的杰出代表王维与孟浩然则代表了这个时期诗歌艺术的最高成就。中国的山水诗,可以上溯到先秦的《诗经》和《楚辞》。如果说孟浩染是以比兴寄托和壮逸之气充实了南方山水诗的骨力,那么王维就是在充分吸取南方山水诗一书的基础上,开辟了北方山水田园诗的新境界,以雄浑壮丽与清新自然相结合的风格,实现了汉魏风骨与齐梁词彩相交融的艺术理想。他们把山水和田园、写景与抒情有机结合起来,创作出许多形象鲜明、意境高远、格调和情调丰富多彩的诗歌,从而大大地推进了我国山水诗的发展。

(一)以诗入画

“宋代大诗人苏轼说王维‘诗中有画’(《书摩诘蓝田烟雨图》)。这就是说,王维的诗能突破语言媒介的局限性,最大程度地发挥语言的启示作用,在读者的头脑中唤起对于光、色、态的丰富联想和想像,组成一幅幅宛然在目的生动图画。”① 王维善于以画家的眼睛用横、竖、曲、圆的线条来构图诗歌风景。他的山水诗多用静态的画面来表现,如《山居秋暝》,是自如美与心境美融为一体,创造出空明境界和宁静之美。“而孟浩然则是以一个不断移动的旅行家的眼光来看山水的,故其山水诗移步换景,多有动感,如一幅幅山水连续镜头组成的山水长卷。”②在山水的描写上,王诗有时则用画家的手法,层层设色渲染,色彩对比鲜明:如“荆溪白石山,天寒红叶稀。”(《山中》)。而在孟浩然的山水诗中,却常用的是白描手法,缺乏强烈的色彩对比。但孟浩然诗从高处入笔,随意点染的景物与清淡的情思相融,形成平淡清远而意兴无穷的明秀诗境。如《临洞庭湖赠张丞相》所描述的境界是宏阔,气势是壮大。《宿建德江》所写的客愁,其语句平淡,诗味却很醇厚。

此外,王诗中是很善于表现声音的,尤其是自然界的声音。在“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鸟鸣涧》)等诗中,你仿佛听到了流水的跳溅声与春夜空山的鸟鸣声。诗中有音乐,这也是王维诗的一个特点。诗人凭借自然静美展现和追求形上超越的努力,使其得以最简约的形式而容纳最华丰的诗意内涵。

(二)诗之格调

孟浩然和王维的山水诗都不追求辞藻的华美,而是力求极自然地表现山水本身的美。同时他们也都在山水诗中尽力表现自己的个性。孟浩然常在山水描写中融入游子漂泊之感,由

于心情孤寂,山水也染上了一层清冷的色彩,有时诗人被作为画面的一部分而写进诗里,孟诗缺乏对理想的追求,其基本风格是恬淡孤情。读他的诗,总给人一种宁静而清冷夫人感觉,“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宿建德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春晓》),这些诗都是为人所熟知的,足以表现孟浩然诗境所呈现出的宁静清冷之风。

王维的山水诗则往往渗透着佛家虚无冷寂的情调,诗人努力去追求那种远离尘嚣的空而寂的境界,故许多山水诗不见诗人的影子,却能感到他沉浸在寂静的快乐中,表现了对的自然的浓厚兴趣。如“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山居秋瞑》)。在清新宁静而生机盎然的山水中,感受到万物生生不息的生之乐趣,精神升华到了空明无滞碍的饿境界,自然的美与心境的美完全融为一体,创造出如水月镜花般不可凑泊的纯美诗境。

比较而言,孟浩染的诗歌偏于冷峻,偏于枯淡。正像王维喜欢用“静”字,孟浩然太喜欢用“清”了,孟浩然对于“清”的情韵风度的追求,实乃其主体精神和清高性格的必然所致,也是其人生际遇的暗示。这种以“清“为其艺术人格的景语构图,由于失意的惆怅、哀怨的情绪的介入,使其诗显得格调下沉,风仪瘦峻,情韵寒淡。如“坐听闲猿鸣,弦清尘外心(《武陵泛舟》)

而孟浩然诗歌也有时有“静”,但从严格意义上讲,孟诗只是静其表,而王诗内外俱静,静成为他的一种生命风采,成为一种宇宙情怀,一种诗性精神。王维既能从感性的自然山水里看到静谧的本质,又能超越山水景象而达到精神的心无挂碍的境界,物我融为一体,天人合

一。诗人在与山水同静的交流中获得了身心的极大放松和自由,从感性时空里感受生命之永恒。“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鸟鸣涧》),是诗人超意识的灵觉与幽深清远的宇宙意志形成的契应,摇曳出一种无为无碍的生命情态。

(三)理趣情感

孟浩然生活的年代,政治开明,君主贤明,本来只要真有才干,几乎都能得到一官半职,在政治和仕途上有所发展。但他始终不会顺乎时世,在政治上、仕途上都异常沉寂。政治上的失意,激起他的牢骚,但又无法发泄,只能把心思和感情寄托于山水田园之中,向万籁俱寂的大自然寻求知音和友谊,宣泄心底之真情。从这个角度去描写山水田园,自然就有着一份亲切的感情。由于他热爱山水,同时又是怀着孤寂失意之情去看它们,这便使得大好河山在他笔下,不是壮丽的景色,也不会有绚烂的光辉和充满青春的气韵,而是寄托怀抱、湮埋情思的宁静优美的所在。如“坐听闲猿鸣,弦清尘外心(《武陵泛舟》)。

万般无奈间愤世的孟浩然,他当然不可能像王维那样淡泊清静而进王维以眼前景所构成的静谧世界,充满了自由、和谐、友爱和潇闲,日照松间,泉流石上,于深层次上象征了没有纷争竞斗的社会理想,诗人把对生活和人世的爱意浓浓地瀑泼出来。

而王维的山水田园诗,更多的是融入自己的理性思考。将人生的哲理与理趣禅思,融入诗中,而以意象出之。像“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终南别业》)。“佛禅哲学王维的人生态度,他以潇洒林泉的方式来实践佛禅义理而作为其静修参悟的佛事功课,使其注重现世生活,自觉排解尘俗世嚣而专心全神地体验内在精神对于自然山水同构契应的律动。”③

王孟诗歌风格的不同,也很大程度上也表现在诗歌的归隐之情。王维是看到社会上诸多

矛盾之后而自甘退隐的,因此,他的内心趋于平静,是充实的,反映在诗中便呈现出一种真正恬淡美好的风格,“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鹿柴》,毫不费力地创造出一种优美而富有青春活力的境界。而孟浩然的退隐则是失意者寻求的饿一种解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因此,他在描写山水的心境里,很明显地流露出一份抑郁和对社会冷淡的情调,这在王诗中是找不到的。譬如同样听到蝉鸣,他们感受不同,在王维是一种陶醉和享受:“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在孟浩然却是“日夕凉风至,闻蝉但益悲”(《秦中寄远上人》)了,由此也不难看到他们内心世界的不同。

总之,王维的诗是丰润而富有生趣的,孟浩然的诗是清淡而韵味悠长的。王孟二人给最大赋予的即是他们把大自然作为一种精妙语言而精妙运用,在体合宇宙万物而进行的有目的的实践的中,展现直彻心源的生命情调,将中国古典诗歌中山水田园诗推上了峰巅,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中国诗歌美学。

注释:

①③ 陶文鹏注评.王维孟浩然诗选评.[M].西安.三秦出版社.2004.第5页、第7页

② 葛景春选注.王孟体诗选.[M].河北.河北大学出版社.2004.第23页

参考文献:

[1] 陶文鹏注评.王维孟浩然诗选评.[M].西安.三秦出版社.2004.

[2] 葛景春选注.王孟体诗选.[M].河北.河北大学出版社.2004.

[3]袁行霈主编.中国文学史.[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4]唐五代诗鉴赏.[M]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5]张喜洋著.[M]学术论文写作概要.北京.中国新闻出版(社)集团.2004.

范文十:孟浩然田园诗特点论文 投稿:袁傝傞

孟浩然田园诗特点初探

【摘要】 孟浩然是继陶渊明后田园诗的代表人物,他的田园诗大多在描写田园生活的美好和身处其中的愉快,语言朴素而有韵

味。白描手法的运用,更能体现出他的田园诗清新淡远,朴素宁静的特色。而其中那些跳跃灵动的画面,又给他的田园诗涂抹上不一样的色彩,充满了情趣。

【关键词】 孟浩然 田园诗 白描

【中图分类号】 g623.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6-5962(2012)06(b)-0189-02

东晋末年,陶渊明以其朴素自然的语言和悠闲恬静的情调写了不少描绘田园生活的诗篇,从此开了田园诗的先河,成为中国诗歌史

上田园诗的开山鼻祖。继陶渊明之后也有继承者,但却很少有发展。直到盛唐时期,孟浩然的出现,才使田园诗走向了一个强盛时期。他继承并发扬了陶渊明的田园诗,成为了田园诗的又一代表人物。 孟浩然继承和发扬陶渊明的田园诗风,首先是因为他对陶渊明人格的推崇。“我爱陶家趣,园林无俗情”(《李氏园》),“尝读《高士传》,最爱陶征君,目耽田园趣,自谓羲皇人”(《仲夏归汉南园寄京邑游》)。因此孟浩然也追随陶渊明把笔触伸向恬静安谧的田园,去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其次与孟浩然的生活经历有着很重要的关联。他早年隐居鹿门山,四十岁才入京举进士,不第而归。又由于性格刚直耿介,不愿委屈自己去巴结权贵,最终只能回归田园,以布衣终其一生。简单的生活经历,使孟浩然的诗歌题材比较单纯,田园诗

字典词典广东地理奥林匹克竞赛广东地理奥林匹克竞赛【范文精选】广东地理奥林匹克竞赛【专家解析】老牛的哭诉老牛的哭诉【范文精选】老牛的哭诉【专家解析】康宁重大疾病保险康宁重大疾病保险【范文精选】康宁重大疾病保险【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