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_范文大全

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范文精选】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范文大全】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专家解析】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优秀范文】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范文一:【禁毒纪实】703特大跨国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冯倯倰

"703"特大跨国贩毒案侦破纪实

2005年11月,以朴成南在境外操纵冰毒货源,许宗贤在境内组织贩卖的一个特大跨国贩毒网络形成。一年来,先后网罗孙龙、李金峰等十多人进行毒品贩卖活动达20余次。

今年7月3日,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与和平公安分局分别获得重要线索:朴成南与许宗贤将在沈阳进行大宗毒品交易。对案情进行分析后,沈阳警方将其命名为“703”特大跨国贩毒案件,组成专案组分别前往北京、天津、山东、河北、黑龙江、吉林等地调查。

在贩毒网络不断扩大之时,一张抓捕网络也形成,并且于今年11月26日,将最后一名贩毒分子抓捕。一个长期在东北、华北地区活动的地下毒品走私网络被彻底捣毁。

昨日,沈阳警方宣布一个特大跨国走私贩卖冰毒集团被摧毁,一个长期在东北、华北地区活动的地下毒品走私网络被彻底捣毁。

在代号为“703”的此次行动中,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8名,缴获冰毒3.4公斤,缴获仿制“六四”式手枪一支,子弹15发,钢珠枪1支。

公安部和辽宁省公安厅已经就“703”行动的成功,分别向沈阳市公安局发来贺电。 成立“703”专案组赴各地调查

今年7月3日,沈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与和平公安分局分别获得重要线索:韩国人朴成南与吉林人许宗贤将在沈阳进行大宗毒品交易。

对案情进行分析后,沈阳警方将其命名为“703”特大跨国贩毒案件,并组成专案组,分赴北京、天津、山东、河北、黑龙江、吉林等地调查、撒下抓捕网络。

沈阳境内组织者许宗贤首先被抓

11月20日,专案组获得一个非常准确的消息,许宗贤和一名境外毒贩刚刚在吉林省延吉市进行了一笔大宗毒品交易,专案组人员认为收网的时机已经成熟,经过请示辽宁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和公安部禁毒局,决定迅速收网。

11月20日晚11时许,沈阳抓捕小组在西塔地区一酒店门前,将许宗贤及其同伙李庆军抓获,李庆军今年31岁,吉林省延吉市人。

随后,躲藏在许宗贤位于沈阳市皇姑区暂住地的李金峰、金福实也分别落网,两人也都是吉林人,分别来自延吉市和龙井市。在抓捕两人的过程中,警方缴获了仿制“六四”式手枪和15发子弹。

21日早6时许,在沈阳北站,抓捕人员秘密进入站台,等候即将从延吉乘火车来沈的张京洙,此人今年44岁,同样也是延吉市人。抓捕人员根据手头掌握的资料,很快在走出站台的人群中发现了张京洙,并尾随其走出站台,在出口处将其制服。

22日,根据李金峰交待,专案组在许宗贤的另一住处收缴了1.038公斤冰毒。

雪夜守10小时摁住四毒贩

毒贩在一年里贩卖冰毒30余公斤,大部分销往沈阳、哈尔滨、鹤岗、延吉、天津、北京、山东等7个省市,少量走私出境,总金额达700余万元

延吉零下15度冻10小时抓住四毒贩

11月20日晚9时,十余名抓捕人员乘坐的车辆秘密抵达了延吉展开抓捕行动,此时的延吉正在下着大雪,气温达到零下15度左右。

根据事先得到的情况,在延吉,有该贩毒集团成员孙龙(男,30岁,延吉市人)、绰号“二柱子”的冷伟国(男,31岁,延吉市人)、王忠刚(男,28岁,延吉市人)和许宗贤的哥哥、37岁的许宗国。

为了不惊动毒贩,抓捕人员分成若干组,隐蔽在毒贩们的住处附近。

如果强行破门而入,毒贩极有可能将毒品就地销毁,为此,在确认了毒贩们在室内之后,

范文二:【禁毒纪实】普格县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毛碧碨

普格县"5•23"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凉山缉毒战线再传捷报,继德昌破获“4•23”贩毒案之后,普格警方远走中缅边境,历时4天4夜,行程1800多公里,成功捣毁一个完整的涉外家族式贩毒体系,抓获嫌疑人6名,缴获毒品海洛因2213克,再现了凉山警方金盾卫士的光辉形象。

核实线索

部署行动

5月3日,正当全国各地精心组织、广泛深入开展禁毒人民战争之际,普格县公安局禁毒大队获得一条重要情报:“有一伙布拖籍人员正在筹集大量毒资,准备前往云南购买毒品。”

普格警方经过认真调查,将这一重要信息核实后,迅速向县公安局局长韩光荣和凉山州禁毒局局长武森作了专题汇报。州、县政法委和州禁毒局领导高度重视,凉山州禁毒局局长武森指示:“抓住信息,密切监视,顺线追踪,务必将犯罪份子一网打尽”!

接指示后,普格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局长韩光荣和分管禁毒工作副局长沙国清挂帅,组织6名干警进行案件的侦破工作。

专案组成立后,经验丰富的禁毒大队大队长马拉色和教导员袁习志立即组织侦察民警对嫌疑人进行监视,5月5日——5月14日涉毒嫌疑人一直在筹集毒资,并于15日抵达西昌购买了19日晚前往昆明的火车票,经调查得知,该团伙有5人,为贩毒老板,根据禁毒民警多年的工作经验老板一般不会亲自参与运输毒品,一定还有同伙参与运毒。经过研究,专案组兵分两路,一组跟踪毒贩上火车,一组驱车由公路直奔昆明。一场千里大追踪、跨区域缉毒行动开始了。

斗智斗勇

千里追踪

在火车上,2名侦察民警对嫌疑犯进行密切的监视,在涉毒团伙临近的一节车厢里侦察民警意外的发现了一伙特殊的“妇女”,这伙妇女多为孕妇和脯乳期妇女,共有11人,这伙妇女身边无一男丁,不像是出去走亲串户,难道她们与案件有所关联?

侦察民警立即把情况反馈给指挥行动的马队长,马队长下达命令“注意这伙妇女与5名嫌疑人有无接触,一有情况立即汇报”。

深夜的火车上,当乘客已经休息,侦察员却睁大眼睛密切注视着嫌疑人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细节和线索。已经连续作战多天的侦察员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但是眼神中却透露出坚定的光芒。

20日早上,列车抵达昆明站,2名侦察民警与提前到达的马队长一行汇合,并更换侦察员继续进行跟踪。

5名嫌疑人到达昆明后就直奔汽车站上了到思茅市的卧铺客车。侦察员伪装成生意人紧跟其后上了车。一路上,害怕嫌疑人中途下车,侦察员丝毫不敢放松,时刻用手机短信汇报情况。

到达思茅后,嫌疑犯又购买了当天到景洪市的车票。景洪是西双版纳的首府,从240界碑出境不远,就是种毒制毒已有百余年历史的毒源地,景洪也就成为了毒品泛滥的地区之一,专案组曾一度怀疑嫌疑人可能就在这里交易。。嫌疑人到达景洪后,活动十分频繁,5名嫌疑人分路走,在各大商场到处闲逛,聚聚散散,走走停停,不断变换行走路线,使侦察民警追踪十分困难,景洪市交通发达,一旦跟丢将很难找到目标。

针对嫌疑人不断的扰乱视线,侦察员沉着冷静,不断的变换装束,随即应变与嫌疑人周旋着。

最后,5名嫌疑人又在车站汇合,像是在等人。“密切监视,注意他们的行动,不要打

范文三:【禁毒纪实】南县“809”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赵礠礡

南县“809”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8月10日,南县南洲镇南洲东路某宾馆。

上午9时左右,两男一女鬼鬼祟祟地溜进宾馆319房,随着轻轻的门响,里面便无了声息。

大约30分钟后,319房对面的320房的房门被轻轻打开,三男一女接踵而入。一进去,便将房门紧闭,只有猫眼里有一双眼睛在注视对面的一举一动。就在320房进住客人不到两分钟,接下有人听到楼梯拐弯处有人在问服务员“319房在哪里?”随即一陌生男子出现在三楼通道里,并东张西望地朝319房走来„„此时,320房的客人正在屏声静气地紧紧盯着这名陌生男子,直到他进了319房。目标终于出现了!320房的三男一女有些兴奋。毕竟,这一目标让他们等得太久。

锁定目标

南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去年在一次办案中,偶然发现本县境内一些吸毒人员,有规律地从某一渠道拿货。办案人员认定这里与外地毒贩有直接联系。今年5月,办案民警再次发现这一渠道供货量大,且网络齐全,形成了进货、贩运、分装一条龙。大队长聂国祥与队里几位民警认真分析案情后,逐级向县局、市局禁毒支队汇报,当即引起了上级领导的重视,得到了技术上的支持。办案警察先着手外围调查,掌握其活动规律、内部结构及运作方式,利用特情和科技侦察手段,全方位跟踪对方,案情终于有了重大突破。这是一个有着严格分工的贩毒组织,他们的作案手法十分诡秘,采取异地打款、专人运货、专人保管,再进行异地交易。

根据市局支队指示,一定要等待时机成熟,伺机出击,找出上线,达到打毒枭、摧团伙的目的,从源头堵住毒品向内地的侵入,保一方净土。

8月9日下午3时,禁毒大队的民警们得到重大信息反馈:目标已出现。10日将在南县县城交易。并陆续掌握了其交易时间、地点、方式。大队长聂国祥迅速向县局党组汇报案情,局长李克良当即拍板,成立“809”专案组,由局党组成员、县禁毒办公室主任帅勇担任指挥,并在全局组织14名精兵强将参与专案行动。与此同时,市局禁毒支队以支队长詹望彪带队的精锐力量也悄悄进驻南县,直接指挥和配合县局作战。

当日下午4时,从广州方面传来消息,毒枭王云已登上广州至南县的大巴,车号为湘H90951,预计次日凌晨5时左右可达到锁定的第一个位置——沅江市南嘴渡口。

一张大网朝犯罪分子铺开。

秘密跟踪

为确保这次行动万无一失,专案组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并将参战民警分成三个行动小组,第一组为南嘴行动组,负责监视对方在渡口等待时间的动向,防止毒贩中途脱身或交易;第二组为茅草街渡口组,根据以往这伙人的交易方式,他们有从南嘴坐“水上飘”过河后再打的回南县的规律,这组的任务是发现目标后死死盯住,如在此交易,则要人赃俱获;第三组为南洲组,这里是毒枭们决定最终交易的地方,也是战斗最有可能的发生地。这组的任务就是原地待命,先期进入对方有可能进入的位置,监视对方接头人员和地点。

指挥部在凌晨5时15分得第一组的消息,班车已到,但无法准确判断对方是否入网。因为要命的是,警察们无法确认对手王云。更伤脑筋的是王云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根本无法监听。第二组的消息是,湘H90951已上第一班轮渡,车已朝南县方向行驶,但没有发现目标。指挥部命令二组严密跟踪,监视中途每一个下车的客人,特别是年龄相仿的旅客,但直到南洲桥也没有发现疑点。等干警们跟踪大巴到车站,下完最后一位旅客时,仍没有发现他们锁定的目标。难道这家伙飞了?

范文四:【禁毒行动】“H23”跨省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黄割剳

“H23”跨省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2008年底,徐州警方成功破获一起特大吸贩毒案,抓获涉案成员38名,缴获毒品3公斤,从而切断了一条从四川成都通向徐州的贩毒通道。

信息研判

发现疑点

2008年7月29日,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通过天网平台信息研判,发现徐州市人杜某某从4月份开始,持续不断往返于徐州、四川、广州等地,经综合研判杜某某的活动轨迹后认为,其有很明显的贩毒迹象。

接下来,徐州禁毒支队民警调阅杜某某的信息资料,发现杜某某为该市所辖沛县的无业人员,曾因吸毒两次被治安处罚。其中,2008年5月就因吸毒被成都市大丰派出所处罚过。

很快,在徐州市公安局领导的指示下,一个代号为“H23”的专案组迅速成立,一场缉毒亮剑行动全面展开。

警方对杜某某的初期侦查显示,其家在沛县,且老婆已经怀孕。但他基本不在家居住;虽然没有工作,却经常出入沛县、徐州的高档宾馆。更让警方感到可疑的是,杜某某的手机号码时刻在更换。

随着警方对杜某某联系人调查的深入,一个外号叫“阿东”的人浮出水面。这个名字让侦查员猛然想起一个人——蔡某某。2年前,警方在办理一起涉赌案件时,曾抓获一名叫“蔡某某”的人。然而,狡猾的蔡某某拒绝交代深层次的犯罪行为,警方只好将其释放。

那么,这个“阿东”到底是不是蔡某某呢?专案组民警通过侦查确定:蔡某某就是“阿东”!

与此同时,在杜某某的联系人当中,他的姐姐杜某多次往返四川成都、广州等地,其嫌疑也开始上升。那么,杜氏姐弟二人以及蔡某某,到底是不是贩毒团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他们又是如何拿到毒品的呢?专案组民警展开了更深一步的侦查。

抽丝剥茧

毒网显形

2008年10月7日,沛县警方办理了一起吸食毒品的案件,吸毒者在接受民警讯问时交代,他所吸食的冰毒是从一个叫“浦某”的本地人手中购买的。办案民警随即对浦某展开秘密侦查,发现其曾因收购赃物被判刑,且和杜某的联系频繁。

由于此案件涉及到外省,2008年11月7日,省公安厅将其列为挂牌督办案件的同时,向上述两地警方通报案情,请求协助开展工作。同时,“H23”专案组安排民警立刻赶赴成都、广州,对案情进行深入侦查。

在成都、广州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民警历经3个多月,将杜某某等人在上述两地的“上线”摸清,他们分别是四川成都的张勇,绰号“张癫子”;居住广州市的王元成,又名王成。上述两名嫌疑人将毒品出售给杜某某、杜某、蔡某某,杜、蔡等人则通过自己发展的下线,将毒品零售出去。专案组还同时掌握了这个特大贩毒团伙不仅在市区、沛县等地售卖毒品,还远销到山东枣庄等地。

全线出击

收拢法网

2008年11月13日,警方获悉杜某某再次带40多万现金飞往成都,准备购买大量冰毒,专案组意识到收网的时刻要到了,立刻安排三位民警赶赴成都,对其实施秘密侦查。杜某某抵达成都后,将赌资交给张勇,由张勇从金堂县王晓东那里购买来冰毒。这些情况,均被侦查员们摸的一清二楚。

范文五:【禁毒行动】特大走私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谭燤燥

特大走私贩毒案侦破纪实

结婚刚1个月的王强因走私贩毒一下子从新婚的殿堂“掉”了下来,锒铛入狱。近日,吉林边防总队延边支队成功破获“

5·27”

特大走私贩毒案,抓获王强等犯罪嫌疑人6名,缴获冰毒1800克。

毒狐未动

猎枪已举

5月27日,一条重要线索传到吉林边防总队延边支队:最近几天,延吉市王强、赵伟将从境外走私入境大量冰毒贩卖。接报后,这个支队侦查人员迅速摸清了以王强为首的贩毒团伙主要成员的相关情况,查明这个贩毒团伙打算在5月29日晚动手走私冰毒,之后再把毒品分散带到内地贩卖。

自王强等毒狐们打起走私贩毒的歪心眼时起,他们的一举一动就在侦查人员的一双双猎眼中了。27日11时许,侦查人员对王强、赵伟开始了

24小时全天候跟踪监控。

侦查员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藏踪州府

猎眼识狐

初夏,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延吉市,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

5月27日13时许,王强、赵伟开始蠢蠢欲动。俩人从延吉市一家宾馆出来后,鬼鬼祟祟地朝四周看了看,便开着一辆黑色“奔驰”奔向城外。“奔驰”足足在城郊兜了三圈后,又返回城中。一路上,一会儿疾驶,一会儿“漫游”,以此看看后面有没有“尾巴”。

侦查员看穿了毒狐的伎俩,跟踪车辆与“奔驰”不远不近,以免被毒狐发现。17时许,“奔驰”开始使出突然掉头返行来甩掉跟踪车辆的招数。如是几番,最后在一家洗浴中心门口停了下来。俩人下车后向四外扫了几眼,便进了一家洗浴中心,直到28日下午才露面。

尽管前一天做了一套“假动作”,然而王强、赵伟还不放心。接下来两天,两个毒贩频频更换车牌和手机号码,还时常住宾馆、泡桑拿,居无定所,行踪更为神秘。

可是,狡猾的毒狐最终还是没能逃脱猎人的双眼。

欲擒故纵

前后夹击

29日3时许,负责监控毒贩的侦查员发现:一部“尼桑”车停在两人住所前久久没有离去。3时20分左右,“尼桑”随同王强、赵伟乘坐的“奔驰”向龙井市开山屯镇方向开去。

29日5时左右,毒贩们到了开山屯镇后,就一头找了个旅店住了下来。直到30日2时多,毒贩们才露头开车来到江边取“货”。为免于被毒贩发现,侦查员在要道口设伏静待其返回。

30日3时许,“奔驰”和“尼桑”“凯旋”归来。侦查员们紧跟其后。不出侦查员们所料,前面“奔驰”是趟道的,而“货”就在后面的“尼桑”车内。为了不打草惊蛇,侦查员们决定“欲擒故纵,前后夹击”,先打最后的猎物。

30日5时许,当“奔驰”过延图收费站时,侦查员放了“奔驰”一马,借以稳住后面的“尼桑”。

5时30分许,“尼桑”过延图收费站时被设伏在一旁的边防侦查员一举查获,毒贩王强、赵伟被就地拿下,在“尼桑”车内搜出1800克“冰毒”。

30日5时40分许,“奔驰”在侦查员前后夹击下,被迫停车“投降”。车内4名涉案人

范文六:【禁毒行动】3.12特大团伙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罗胻胼

"3.12"特大团伙贩毒案侦破纪实

核心提示:兰州警方经过了近一年的缜密侦查和艰苦鏖战,精心经营,与毒贩子斗智斗勇、展开生死较量,于3月12日成功破获了一起跨区域贩毒、震惊西北甚至全国的大宗毒品大案。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缴获毒品海洛因62块,共计20余公斤以及本田雅阁车一辆。

擒获的幕后毒枭,长期秘密经营毒品生意,在甘肃省临夏、云南、广州等地广泛网络固定人员,发展可信成员进行团伙贩毒,形成购、卖、销一条龙,通过十分隐蔽的渠道进行毒品交易,疯狂作恶,挑战法律,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该案涉案层次之高、网络之严密、缴获毒品数量之多为近年来我省之最。

该团伙组织结构严密,手段隐蔽,大宗毒品交易彼此间互信,与以往查破的其他案件有质的不同。幕后毒枭以贩毒为职业,从贩毒起家,包养情妇,购置大宗产业,超生多育,殊不知这些所谓的奢华都是由一桩桩罪恶的贩毒所垒筑。

3月16日,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做了重要批示:对兰州市局破获的这起贩毒大案应予表扬,要加大审查力度,彻底摧毁这一贩毒集团。3月19日,市委常委、兰州市副市长吴继德、市委常委、兰州市政法委书记李森洙在省公安厅副厅长、兰州市公安局局长姚远、副局长何全意的陪同下,来到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慰问了破获此案的缉毒人员,查验了在此案中查获的20公斤毒品,赞扬他们打击了贩毒分子的嚣张气焰,为肃清毒患,净化社会面立了一大功。鼓励他们再接再厉,取得更大的成绩。同时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对此案的有功人员,将给予表彰奖励。

工作中获得涉毒线索

2006年以来,按照全国开展禁毒战争的总体部署和省、市关于打击毒品犯罪的工作安排,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加大工作力度,注重获取每一条涉案线索。4月中旬,禁毒支队缉毒民警在工作中掌握了一条重要线索,有一伙临夏籍东乡人相互勾结,经常在云南、广州、兰州3地来回往返穿梭,从云南向其他省、市疯狂贩运毒品,且行动诡秘,十分狡猾。据此,禁毒支队随后抽调四大队和五大队缉毒民警组成专案组,由支队主要领导亲自挂帅,先后多次赴甘肃省的临夏和云南、广东等地秘密展开调查,全面了解和掌握这伙人的活动情况。经过数月的调查以及对多渠道获取的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初步理清了这个团伙的组织结构和人员情况。

警方了解到这伙人在兰并无固定职业,平日里若聚若离,鬼鬼祟祟、且十分谨慎小心,他们的头目在兰有多处固定住所和房产,生意基本上来自云南方面,且钱款来往数量巨大,有组织策划者和幕后出资人,也有来回运送毒品的马仔。这些人员的诡秘行踪和种种迹象充分表明,他们有重大的贩毒作案嫌疑。

就在我缉毒民警进一步跟进展开调查时,他们似乎警觉到了什么,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销声匿迹一般,再没有任何的动静。

紧盯目标绝不放手

参加专案组秘密调查的缉毒民警个个都心里明白,在缉毒工作战线上,他们所遇见的对手都是一些手中提着脑袋挣钱的人,由于他们都干的是犯罪的勾当,做事时十分谨慎,警觉性非常高,那怕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他们都会立即‘刹车’长时间不动。而这一次的情况应该说与其他平常的案件也没什么两样,经营一条线索,侦破一个案件短则数月、长则几年也是常有的事,而现在的问题则是是不是因为我们的行动让这帮人有了觉察而收手,如果是这样失去获得证据或者擒捕的良机,那以后再经营可就变得被动了,民警的心理个个都这样盘算和思谋着,但愿事情不是他们推测的那样。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工作组民警最终还是尽可能的拉开了与这些人正面近距离接触的距离,远远的放起了长线等待时机,但自始至终没

范文七:【禁毒行动】“11·10”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孔鬓鬔

“11·10”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2007年11月,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与成都、大理、丽江、西双版纳等地警方联手行动,破获了一起代号“11

·10”的特大贩毒案。2007年年底,该案被云南省评为“2007年度侦破精品案件”,并在全国禁毒工作会议上得到

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的高度称赞。

2008年国际禁毒日的主题是“抵制毒品、参与禁毒”。

213国道是一条从云南的中缅边境一直通向河南郑州的交通大动脉。2007年冬天,在国道上执行常规查稽任务

的民警们凭借着智慧和勇敢打掉了一个特大贩毒集团。

越野车上惊现奇异芳香

2007年11月10日,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与墨江县公安局组织民警,在213国道的一段老公路上执行常规查

稽任务。中午12时左右,一辆白色越野车向设卡点缓缓驶来。让民警们不解的是,这辆价值60多万元的高档车为什么会选

择如此荒山野岭、路况不佳的地段行驶呢?职业敏感让禁毒支队副支队长普光伟和侦查员小张立即拦下这辆越野车。

越野车上的两个人自称是夫妻,男的叫陈清志,女的叫谢岳伶。面对民警的查稽,他们神色自若、十分配合。然而,

随着查稽的深入,他们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惊慌。

民警们先是在车的后座上发现了一个黑色手提包,里面竟然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沓沓的现金,共计50万元。“他们

为什么携带这么多现金?又为什么绕行如此偏僻的乡间老路?”一连串的疑问引起普光伟的怀疑,更让普光伟生疑的是,夫妇

二人竟然对这50万元的用途说法不一。

正在此时,小张又有了新发现。他打开车的后备箱,一股刺鼻的烟草味直窜出来。在一个编织袋里,小张看到了满满

一大包的已经变质的劣质烟草。经验丰富的小张拿出烟草后,将后备箱关闭,3分钟后,当他再次打开时,他闻到的不再是呛

鼻的烟草味,而是一种异常的香甜味。

循着这股特殊的芳香味,小张的视线落在备胎上。小张注意到,越野车的四个轮胎都是新的,唯独备胎比较陈旧。割

开后的备胎,让在场所有的民警震惊,里面竟然藏有重达11.94公斤的冰毒。

一起特大贩毒案随之浮出水面。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立即将此案列为“11·10”特大贩毒案件,准备倾尽全力打

击犯罪嫌疑人陈清志的上家和下家,摧毁整个毒品贩运网络。

然而连夜的审讯并没有取得突破,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清志始终不肯说出这数量巨大的毒品来自哪里又将卖向何方,并

且一口咬定是帮朋友带的轮胎,至于轮胎里的东西他毫不知情。

此时,陈清志被抓获已经超过24小时,如果他的上家和下家一旦发现此人突然失去联系,一定会立即逃之夭夭。时

间紧迫,玉溪市公安局局长、全国禁毒英雄明正彬决定亲自出马,审讯陈清志。

经过分析,明正彬知道,陈清志之所以拒不交代,最大的心理障碍还是所谓的“江湖道义”观念。随着审讯的深入,

明正彬发现,陈清志对妻子谢岳伶和自己的家庭,充满了自责。

明正彬当即告诉陈清志:“你的家庭也好,包括你和你老婆能不能从轻、减轻处罚,这些都要自己来争取立功的机会

。只要你在案件中有立功的表现,我们都会和法院、检察院做沟通,把你的表现如实写进警方的侦查意见中。”

明正彬的话触动了陈清志,他开始表示愿意和警方配合。陈清志交代,这批毒品从一个叫岩塞的缅甸人手中购买的,

要运到成都卖给一个叫姚洪的人。

日行千里,成都毒贩束手就擒

玉溪市公安局决定,押着犯罪嫌疑人陈清志去成都交货,同时抓捕正在等待接货的姚洪。一路上警方非常担心,此时

距离陈清志与姚洪约定的交货时间已经过去了30多个小时,姚洪见陈清志迟迟不到会不会产生怀疑?为了探听一下对方的虚

实,警方要求陈清志打电话给姚洪。

根据通话情况推断,姚洪此时还没有怀疑。警方丝毫不敢懈怠,开足马力、昼夜兼程,向成都进发。第二天上午,当

侦查组到达四川省宜宾市境内时,陈清志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而这个电话并非成都的姚洪打来的。

打来电话的竟然是缅甸毒贩岩塞,他邀请陈清志到成都交完货后返回边境,再做一笔生意。这一情况,正中警方下怀

就在专案组即将到达成都的时候,成都警方却传来消息,整个成都没有一个叫姚洪的人。 没有姚洪这个人!这样的调查结果,让专案组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如果姚洪是陈清志设下的一个骗局,那么不仅浪

费了专案组的时间,而且隐藏在陈清志背后的整个贩毒网络就将逍遥法外。

专案组经过分析,认为姚洪极有可能是毒贩在交易时使用的化名,于是决定按计划继续交易。据陈清志交代,通常的

交易地点都是在姚洪租住的房屋内。专案组一到成都,就在成都警方的配合下,对陈清志指认房屋的租房者身份展开调查。租

房者是一个叫姚守洪的人,而“姚洪”正是姚守洪的化名。

此时,陈清志又交代,姚守洪的住处有一台望远镜,他在每次接货前后,都要用这台望远镜仔细观察楼下的情况。此

前警方的侦查,会不会已经被姚守洪看在眼里?他又会不会趁机逃窜呢?

时间紧迫,除了陈清志提供的部分情况以外,警方对姚守洪的房间有多少人、有没有武器或者爆炸物品等情况一无所

知。警方决定,立即在姚守洪租住的房屋内展开抓捕。

当天晚上10点钟左右,执行蹲点任务的民警报告,姚守洪租住的房间内,电灯亮着,里面有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

警方在指示陈清志打电话确认姚守洪在住处以后,抓捕行动,随即展开。

陈清志在警方的押解下,抬着装有毒品的轮胎,敲开了姚守洪的房门。就在姚守洪开门的一刹那,神兵天将般的民警

,冲进了姚守洪的房间。民警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制伏了正打算清点毒品、交

付货款的姚守洪。人赃俱获、铁证如山

。姚守洪再也无法抵赖,他开始向警方交代向陈清志等人购买毒品,并进行销售的犯罪事实。

抓获姚守洪对于“11·10”特大贩毒案件的侦破才仅仅是个开始。因为陈清志和姚守洪只是缅甸毒贩岩塞向中国

境内贩运毒品的一条线路。真正彻底摧毁这个贩毒团伙,必须把境外毒贩岩塞等人也一网打尽。

请君入瓮,缅甸毒枭武装贩运

岩塞是缅甸境内一个臭名昭著的毒枭,早已被我国警方注意。玉溪市公安局局长明正彬表示一定要将岩塞绳之以法,

他说:“岩塞多次向我境内走私贩运毒品,俨然是一个毒瘤,要把他拔掉。因为他已经是罪恶累累的那么一个大毒贩,所以说

我要达到诱毒入境、人脏并获的目的。”

在民警们赶赴成都抓捕姚守洪的同时,明正彬已经抵达了云南的西双版纳,他也在着手为一场大的禁毒战斗进行周密

的筹划,如何把狡猾的境外毒贩诱入我国境内实施抓捕?

这时境外毒贩岩塞又一次给陈清志打来了电话,电话中邀约陈清志第二天晚上在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打洛镇(中缅边境

属我国境内)进行毒品交易。按照以往的习惯,陈清志将在第二天下午,交给岩塞一个备胎,岩塞将毒品装满备胎后,再送回

并取走现金。而这一次的毒品数量,竟然是惊人的200件。

这回留给警方准备的时间一共不到24小时。

根据缅甸毒贩岩塞的习惯,交易毒品必须在晚上,而且必须在他们经常交易的地点。民警们只能按照岩塞和陈清志的

交易习惯来制订抓捕计划。

第二天上午,明正彬押着陈清志,在崎岖泥泞的公路上行驶了3个小时后,到达毒贩约定的秘密交易地点。然而当警

方对交易地点进行秘密侦查以后,却发现这里的地形情况对抓捕行动十分不利。

拥有军事常识的明正彬敏锐地注意到,毒贩约定的交易地点,与缅甸相距只有50多米,对方不仅可以使用轻重武器

进行扫射,而且可以抛掷军用手榴弹。选择这里作为交易地点,境外毒贩可谓煞费苦心,应该也具有一定的军事常识。这一推

断,得到了陈清志的证实,他说,他去那里拿货的时候,曾见对方身上带着缅甸军队用的短枪。

更危险的是,这个交货地点是一个小小的半岛,我方只占一侧的江岸,对方不仅地势高,而且对交易地点形成三面合

围的态势。在夜间抓捕时,民警们难免会使用手电照明,而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下,打着手电筒的民警将成为武装贩毒的活靶子

。这场仗,还打不打?该怎么打?缉毒民警们该何去何从?

明正彬冷静地分析了当时的形势,他决定把交接毒品的地点往旁边的芭蕉林里后撤30米。这样不仅不容易引起对方

的怀疑,而且有了这30米的距离加上河流本身50米的宽度,民警们就成功地躲开了对方威力较大的手榴弹投掷区。

为了确保参战民警的人身安全,尤其要准备应对对方用冲锋枪扫射的突发情况。明正彬

决定派出一个特别行动小组,

携带多支冲锋枪和手枪,埋伏在现场附近,掩护其他民警实施抓捕。

尽管夜间行动的细节已经布置妥当,但是还有一个极为关键的环节,需要事先完成。按照岩塞和陈清志的交易习惯,

在当天下午5点左右,陈清志必须将用于藏匿毒品的备胎交给岩塞。而狡猾的岩塞把交轮胎的地点,选择在与中国陆地接壤的

边境线上的一条山路上。

警方决定,派出两名民警化妆成陈清志的马仔,陪同陈清志去交轮胎。这个重要而危险的任务落在了刚刚参加缉毒工

作的小李和小张头上。面对这样的单刀赴会,两个年轻人都感到了莫名地兴奋。

而明正彬心里却非常清楚此次任务的重要性和危险性,在那样的场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能让对方发现破绽。

一旦两名年轻同志把握不好,不仅整个抓捕计划将彻底失败,两位年轻民警甚至可能会有去无回。

明正彬反复交代两位年轻民警,并在会议室进行了演练,教给两位年轻同志如何扮演好马仔,如何不让对方看出破绽

小李在事后回忆说,当时他最担心的就是陈清志在和缅甸毒枭的交谈过程中逃跑,如果他跑到大山上,几步之遥就是

缅甸。

陈清志似乎知道此时自己已经难逃法网,他配合地招呼马仔将准备好的备胎搬上对方的汽车,没有露出一丝痕迹地和

对方握手告别。缅甸毒枭岩塞拉走了轮胎,等待他的将是深夜中国警方布下的天罗地网。 瓮中捉鳖,警方夜半擒毒枭

为了使抓捕行动能够大获全胜,警方将参战的20多名民警,分为押解抓捕、现场伏击和火力掩护三个行动组。行动

开始之前,担任现场伏击和火力掩护两组民警,先期赶到交易地点我方一侧,埋伏在交易地点附近的香蕉林里。行动开始的时

候,现场伏击组,协助第一组民警抓捕境外毒贩,火力掩护的组担任现场武装警戒,并密切注视对岸动向,掩护其他两组民警

实施抓捕。

河岸边上、芭蕉林畔,夜晚的蚊虫格外凶猛。然而,埋伏在芦苇从中和芭蕉林里的民警却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只要

稍有活动,就很可能让对岸缅甸毒贩的观察哨发现,导致抓捕行动的全盘失败。

然而,让所有人都感到奇怪的是,约定的交易时间是晚上7点,可是直到10点,岩塞还没有现身。难道是发生了什

么意外?由于当时通讯全部中断,这其中的原因,只有埋伏在准备运毒的车辆上的押解抓捕组才知道。

原来,并不是缅甸毒枭发现我方埋伏的侦查员,而是因为毒品太多一时还没能装进备胎。陈清志在与岩塞通电话时顺

口说道:“装不进去你就把轮胎和装轮胎用的撬胎棒一起拿过来,我来装嘛。”陈清志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却让负责押解的民

警出了一身冷汗。

撬胎棒是将近七八十公分的一种铁棍,两头尖、中间圆。民警们都清楚,短距离的近战,

枪不如刀,刀不如棍。实心

铁棍,万一抡在民警头上,轻则丧失抓捕能力,重则丧失性命。

民警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破解撬胎棒攻击可能的险招。在控制陈清志接货的同时,由化装成马仔的民警小李利用帮

助对方搬运毒品的机会,先把撬胎棒巧妙地抓到手,以消除抓捕过程中民警可能遇到的危险。

半个小时后,境外毒贩终于打来电话,要求接货。押解抓捕组民警,立即带着陈清志一起,驱车赶往预定的接货地点

几分钟后,三个影子,在手电筒光的引导下,向隐藏的警车走来。

为了分散缅甸毒贩的注意力,民警当即要求陈清志与境外毒贩打招呼、寒暄,同时化妆成随行马仔的民警小李随即上

前,顺其自然地接过了对方手中的撬胎棒。而警方实施抓捕的时机,也正是选择在了这一刻。

民警郭振海第一个从车里冲了出去,他一把抓住主要犯罪嫌疑人岩塞的衣服,然后猛地一拽,伸出胳膊紧紧勒住缅甸

毒枭的脖子。两人倒地的同时,郭振海的两只脚已经死死锁住了岩塞的腰部。其余民警在10秒钟内,纷纷赶到,将垂死挣扎

的岩塞牢牢控制。

而岩塞的两名马仔,岩温和岩温囡,看到岩塞被抓,也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他们浑身战栗,举手向神勇的中国警方投

降。

在此次边境抓捕行动中,玉溪警方在西双版纳警方的积极协助下,没有伤一兵一卒、没有费一枪一弹,当场缴获毒品

100件,重达19.76公斤,抓获境外贩毒嫌疑人3人。

在当地群众的配合下,陈清志在西双版纳的同伙岩拉、岩三等人也在36小时后被抓获。“11·10”特大贩毒案件,涉案14人,无一漏网。一个特大贩毒网络被彻底摧毁。

正如明正彬所说,禁毒要全民参与,毒贩是逃脱不了法律制裁的。

范文八:【涉黑实录】“8.21”特大制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范汮汯

“8.21”特大制贩毒案侦破纪实

2010年4月23日晚9时许,内江市公安局四十余名公安民警“从天而降”,藏匿在福都广场和靖民镇一民房内的制贩毒人员惶恐不安。“快,把那些东西都藏起来!”话音刚落,数支钢枪已经抵上了他们的脑门

“缉毒侦查工作不同于普通刑事侦查工作,要注重经营。”这虽然是内江市公安局禁毒缉毒支队支队长罗峻的口头禅,但却折射出了这项工作的特殊性。

的确,正如罗峻所说,毒品大要案件都是经营出来的。从哪些方面获取案件线索、从哪些渠道获取犯罪嫌疑人的信息、用什么手段掌握和确认对方的犯罪行为、什么时候才是“收网”的最佳时机,这一连串的工作都不会是偶然,而应该归功于警方长时间的苦心经营。也正因为依托这种苦心经营,我市境内一起特大制贩毒案也随之浮出水面,一场长达8多个月的缉毒暗战拉开了帷幕

“小人物”大阴谋

2009年,为迎接国庆60周年庆典,全面净化我市社会治安环境,市公安局积极响应上级号召,先后多次开展了各类治安清查、整治行动,掀起了一场“维稳大扫除”,成百上千颗“毒瘤”在这一系列行动中被连根拔起。

同年8月18日,市公安局禁毒缉毒支队和东兴区分局禁毒大队在办理一起特大团伙贩毒案时,侦查员在开展走访摸排过程中发现一条重要线索:一名贩毒嫌疑人购买了大量麻黄素(制作冰毒的主要成分)。

“贩毒嫌疑人购买了大量麻黄素?难道他是用来制作冰毒?”听完侦查员的汇报后,市公安局禁毒缉毒支队支队长罗峻立即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一起制造毒品案件,马上组织警力进行认真核查。

8月20日,经侦查员多方核实,购买人绰号“钟老幺”,是市中区凤鸣镇人,无正当职业,有重大贩毒嫌疑。近半个月来,钟老幺与一绰号叫“宾三娃”(资阳市安岳县人,无正当职业,有重大贩毒嫌疑)的男子频繁出现在川渝两地的各大医药市场,购进盐酸、碘、高锰酸钾、烧杯等化工原料及器材。并在资中县明心寺镇硫酸厂附近租用了一间废弃厂房,将所购买的物品堆放在厂房内。

随着调查工作的深入,一连串的侦查结果印证了支队长罗峻的判断:这就是一起制贩毒案件。为确保案件成功侦破,支队长罗峻在安排多名侦查员继续监视钟老幺与宾三娃的一举一动后,立即前往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范轲的办公室汇报。

得知案情重大后,副局长范轲立即将情况向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任建民,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发强等领导汇报。“这还了得!如果真的制出了毒品,岂不严重危害社会!立即成立专案组,务必彻底铲除这颗毒瘤!”

8月21日,内江市公安局正式对“钟老幺”、“宾三娃”等人以涉嫌制造、贩卖毒品罪立案,并在两区分局抽调精干力量组成由禁毒支队牵头、两区分局参加的联合专案组展开专案侦查。

狡兔三窟

从8月21日下午开始,内江市公安局禁毒部门侦查员轮流对“钟老幺”、“宾三娃”等人在资中县明心寺镇硫酸厂附近租用的废弃厂房进行蹲点守候,24小时监视厂房情况及钟、宾等人的一举一动。然而令警方没有料到的是,8月25日早上,钟、宾二人却离开了资中,直奔资阳市安岳县。

“难道他们有所发现?”因为没有摸清对方转移的真实原因,侦查员只好化妆前往安岳县展开秘密侦查。经过近20天的秘密调查,侦查员初步了解到钟、宾等人继续在安岳县进

范文九:“11·10”特大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崔欿歀

  编者按:   2007年11月,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与成都、大理、丽江、西双版纳等地警方联手行动,破获了一起代号“11•10”的特大贩毒案。2007年年底,该案被云南省评为“2007年度侦破精品案件”,并在全国禁毒工作会议上得到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的高度称赞。   2008年国际禁毒日的主题是“抵制毒品、参与禁毒”。   213国道是一条从云南的中缅边境一直通向河南郑州的交通大动脉。2007年冬天,在国道上执行常规查稽任务的民警们凭借着智慧和勇敢打掉了一个特大贩毒集团。      越野车上惊现奇异芳香      2007年11月10日,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与墨江县公安局组织民警,在213国道的一段老公路上执行常规查稽任务。中午12时左右,一辆白色越野车向设卡点缓缓驶来。让民警们不解的是,这辆价值60多万元的高档车为什么会选择如此荒山野岭、路况不佳的地段行驶呢?职业敏感让禁毒支队副支队长普光伟和侦查员小张立即拦下这辆越野车。   越野车上的两个人自称是夫妻,男的叫陈清志,女的叫谢岳伶。面对民警的查稽,他们神色自若、十分配合。然而,随着查稽的深入,他们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惊慌。   民警们先是在车的后座上发现了一个黑色手提包,里面竟然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一沓沓的现金,共计50万元。“他们为什么携带这么多现金?又为什么绕行如此偏僻的乡间老路?”一连串的疑问引起普光伟的怀疑,更让普光伟生疑的是,夫妇二人竟然对这50万元的用途说法不一。   正在此时,小张又有了新发现。他打开车的后备箱,一股刺鼻的烟草味直窜出来。在一个编织袋里,小张看到了满满一大包的已经变质的劣质烟草。经验丰富的小张拿出烟草后,将后备箱关闭,3分钟后,当他再次打开时,他闻到的不再是呛鼻的烟草味,而是一种异常的香甜味。   循着这股特殊的芳香味,小张的视线落在备胎上。小张注意到,越野车的四个轮胎都是新的,唯独备胎比较陈旧。割开后的备胎,让在场所有的民警震惊,里面竟然藏有重达11.94公斤的冰毒。   一起特大贩毒案随之浮出水面。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立即将此案列为“11•10”特大贩毒案件,准备倾尽全力打击犯罪嫌疑人陈清志的上家和下家,摧毁整个毒品贩运网络。   然而连夜的审讯并没有取得突破,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清志始终不肯说出这数量巨大的毒品来自哪里又将卖向何方,并且一口咬定是帮朋友带的轮胎,至于轮胎里的东西他毫不知情。   此时,陈清志被抓获已经超过24小时,如果他的上家和下家一旦发现此人突然失去联系,一定会立即逃之夭夭。时间紧迫,玉溪市公安局局长、全国禁毒英雄明正彬决定亲自出马,审讯陈清志。   经过分析,明正彬知道,陈清志之所以拒不交代,最大的心理障碍还是所谓的“江湖道义”观念。随着审讯的深入,明正彬发现,陈清志对妻子谢岳伶和自己的家庭,充满了自责。   明正彬当即告诉陈清志:“你的家庭也好,包括你和你老婆能不能从轻、减轻处罚,这些都要自己来争取立功的机会。只要你在案件中有立功的表现,我们都会和法院、检察院做沟通,把你的表现如实写进警方的侦查意见中。”   明正彬的话触动了陈清志,他开始表示愿意和警方配合。陈清志交代,这批毒品从一个叫岩塞的缅甸人手中购买的,要运到成都卖给一个叫姚洪的人。      日行千里,成都毒贩束手就擒      玉溪市公安局决定,押着犯罪嫌疑人陈清志去成都交货,同时抓捕正在等待接货的姚洪。一路上警方非常担心,此时距离陈清志与姚洪约定的交货时间已经过去了30多个小时,姚洪见陈清志迟迟不到会不会产生怀疑?为了探听一下对方的虚实,警方要求陈清志打电话给姚洪。   根据通话情况推断,姚洪此时还没有怀疑。警方丝毫不敢懈怠,开足马力、昼夜兼程,向成都进发。第二天上午,当侦查组到达四川省宜宾市境内时,陈清志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而这个电话并非成都的姚洪打来的。   打来电话的竟然是缅甸毒贩岩塞,他邀请陈清志到成都交完货后返回边境,再做一笔生意。这一情况,正中警方下怀。   就在专案组即将到达成都的时候,成都警方却传来消息,整个成都没有一个叫姚洪的人。   没有姚洪这个人!这样的调查结果,让专案组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如果姚洪是陈清志设下的一个骗局,那么不仅浪费了专案组的时间,而且隐藏在陈清志背后的整个贩毒网络就将逍遥法外。   专案组经过分析,认为姚洪极有可能是毒贩在交易时使用的化名,于是决定按计划继续交易。据陈清志交代,通常的交易地点都是在姚洪租住的房屋内。专案组一到成都,就在成都警方的配合下,对陈清志指认房屋的租房者身份展开调查。租房者是一个叫姚守洪的人,而“姚洪”正是姚守洪的化名。   此时,陈清志又交代,姚守洪的住处有一台望远镜,他在每次接货前后,都要用这台望远镜仔细观察楼下的情况。此前警方的侦查,会不会已经被姚守洪看在眼里?他又会不会趁机逃窜呢?   时间紧迫,除了陈清志提供的部分情况以外,警方对姚守洪的房间有多少人、有没有武器或者爆炸物品等情况一无所知。警方决定,立即在姚守洪租住的房屋内展开抓捕。   当天晚上10点钟左右,执行蹲点任务的民警报告,姚守洪租住的房间内,电灯亮着,里面有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警方在指示陈清志打电话确认姚守洪在住处以后,抓捕行动,随即展开。   陈清志在警方的押解下,抬着装有毒品的轮胎,敲开了姚守洪的房门。就在姚守洪开门的一刹那,神兵天将般的民警,冲进了姚守洪的房间。民警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制伏了正打算清点毒品、交付货款的姚守洪。人赃俱获、铁证如山。姚守洪再也无法抵赖,他开始向警方交代向陈清志等人购买毒品,并进行销售的犯罪事实。   抓获姚守洪对于“11•10”特大贩毒案件的侦破才仅仅是个开始。因为陈清志和姚守洪只是缅甸毒贩岩塞向中国境   内贩运毒品的一条线路。真正彻底摧毁这个贩毒团伙,必须把境外毒贩岩塞等人也一网打尽。      请君入瓮,缅甸毒枭武装贩运      岩塞是缅甸境内一个臭名昭著的毒枭,早已被我国警方注意。玉溪市公安局局长明正彬表示一定要将岩塞绳之以法,他说:“岩塞多次向我境内走私贩运毒品,俨然是一个毒瘤,要把他拔掉。因为他已经是罪恶累累的那么一个大毒贩,所以说我要达到诱毒入境、人脏并获的目的。”   在民警们赶赴成都抓捕姚守洪的同时,明正彬已经抵达了云南的西双版纳,他也在着手为一场大的禁毒战斗进行周密的筹划,如何把狡猾的境外毒贩诱入我国境内实施抓捕?   这时境外毒贩岩塞又一次给陈清志打来了电话,电话中邀约陈清志第二天晚上在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打洛镇(中缅边境属我国境内)进行毒品交易。按照以往的习惯,陈清志将在第二天下午,交给岩塞一个备胎,岩塞将毒品装满备胎后,再送回并取走现金。而这一次的毒品数量,竟然是惊人的200件。   这回留给警方准备的时间一共不到24小时。   根据缅甸毒贩岩塞的习惯,交易毒品必须在晚上,而且必须在他们经常交易的地点。民警们只能按照岩塞和陈清志的交易习惯来制订抓捕计划。   第二天上午,明正彬押着陈清志,在崎岖泥泞的公路上行驶了3个小时后,到达毒贩约定的秘密交易地点。然而当警方对交易地点进行秘密侦查以后,却发现这里的地形情况对抓捕行动十分不利。   拥有军事常识的明正彬敏锐地注意到,毒贩约定的交易地点,与缅甸相距只有50多米,对方不仅可以使用轻重武器进行扫射,而且可以抛掷军用手榴弹。选择这里作为交易地点,境外毒贩可谓煞费苦心,应该也具有一定的军事常识。这一推断,得到了陈清志的证实,他说,他去那里拿货的时候,曾见对方身上带着缅甸军队用的短枪。

  更危险的是,这个交货地点是一个小小的半岛,我方只占一侧的江岸,对方不仅地势高,而且对交易地点形成三面合围的态势。在夜间抓捕时,民警们难免会使用手电照明,而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下,打着手电筒的民警将成为武装贩毒的活靶子。这场仗,还打不打?该怎么打?缉毒民警们该何去何从?   明正彬冷静地分析了当时的形势,他决定把交接毒品的地点往旁边的芭蕉林里后撤30米。这样不仅不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而且有了这30米的距离加上河流本身50米的宽度,民警们就成功地躲开了对方威力较大的手榴弹投掷区。   为了确保参战民警的人身安全,尤其要准备应对对方用冲锋枪扫射的突发情况。明正彬决定派出一个特别行动小组,携带多支冲锋枪和手枪,埋伏在现场附近,掩护其他民警实施抓捕。   尽管夜间行动的细节已经布置妥当,但是还有一个极为关键的环节,需要事先完成。按照岩塞和陈清志的交易习惯,在当天下午5点左右,陈清志必须将用于藏匿毒品的备胎交给岩塞。而狡猾的岩塞把交轮胎的地点,选择在与中国陆地接壤的边境线上的一条山路上。   警方决定,派出两名民警化妆成陈清志的马仔,陪同陈清志去交轮胎。这个重要而危险的任务落在了刚刚参加缉毒工作的小李和小张头上。面对这样的单刀赴会,两个年轻人都感到了莫名地兴奋。   而明正彬心里却非常清楚此次任务的重要性和危险性,在那样的场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可能让对方发现破绽。一旦两名年轻同志把握不好,不仅整个抓捕计划将彻底失败,两位年轻民警甚至可能会有去无回。   明正彬反复交代两位年轻民警,并在会议室进行了演练,教给两位年轻同志如何扮演好马仔,如何不让对方看出破绽。   小李在事后回忆说,当时他最担心的就是陈清志在和缅甸毒枭的交谈过程中逃跑,如果他跑到大山上,几步之遥就是缅甸。   陈清志似乎知道此时自己已经难逃法网,他配合地招呼马仔将准备好的备胎搬上对方的汽车,没有露出一丝痕迹地和对方握手告别。缅甸毒枭岩塞拉走了轮胎,等待他的将是深夜中国警方布下的天罗地网。      瓮中捉鳖,警方夜半擒毒枭      为了使抓捕行动能够大获全胜,警方将参战的20多名民警,分为押解抓捕、现场伏击和火力掩护三个行动组。行动开始之前,担任现场伏击和火力掩护两组民警,先期赶到交易地点我方一侧,埋伏在交易地点附近的香蕉林里。行动开始的时候,现场伏击组,协助第一组民警抓捕境外毒贩,火力掩护的组担任现场武装警戒,并密切注视对岸动向,掩护其他两组民警实施抓捕。   河岸边上、芭蕉林畔,夜晚的蚊虫格外凶猛。然而,埋伏在芦苇从中和芭蕉林里的民警却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只要稍有活动,就很可能让对岸缅甸毒贩的观察哨发现,导致抓捕行动的全盘失败。   然而,让所有人都感到奇怪的是,约定的交易时间是晚上7点,可是直到10点,岩塞还没有现身。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由于当时通讯全部中断,这其中的原因,只有埋伏在准备运毒的车辆上的押解抓捕组才知道。   原来,并不是缅甸毒枭发现我方埋伏的侦查员,而是因为毒品太多一时还没能装进备胎。陈清志在与岩塞通电话时顺口说道:“装不进去你就把轮胎和装轮胎用的撬胎棒一起拿过来,我来装嘛。”陈清志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却让负责押解的民警出了一身冷汗。   撬胎棒是将近七八十公分的一种铁棍,两头尖、中间圆。民警们都清楚,短距离的近战,枪不如刀,刀不如棍。实心铁棍,万一抡在民警头上,轻则丧失抓捕能力,重则丧失性命。   民警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破解撬胎棒攻击可能的险招。在控制陈清志接货的同时,由化装成马仔的民警小李利用帮助对方搬运毒品的机会,先把撬胎棒巧妙地抓到手,以消除抓捕过程中民警可能遇到的危险。   半个小时后,境外毒贩终于打来电话,要求接货。押解抓捕组民警,立即带着陈清志一起,驱车赶往预定的接货地点。   几分钟后,三个影子,在手电筒光的引导下,向隐藏的警车走来。   为了分散缅甸毒贩的注意力,民警当即要求陈清志与境外毒贩打招呼、寒暄,同时化妆成随行马仔的民警小李随即上前,顺其自然地接过了对方手中的撬胎棒。而警方实施抓捕的时机,也正是选择在了这一刻。   民警郭振海第一个从车里冲了出去,他一把抓住主要犯罪嫌疑人岩塞的衣服,然后猛地一拽,伸出胳膊紧紧勒住缅甸毒枭的脖子。两人倒地的同时,郭振海的两只脚已经死死锁住了岩塞的腰部。其余民警在10秒钟内,纷纷赶到, 将垂死挣扎的岩塞牢牢控制。   而岩塞的两名马仔,岩温和岩温囡,看到岩塞被抓,也放弃了逃跑的念头。他们浑身战栗,举手向神勇的中国警方投降。   在此次边境抓捕行动中,玉溪警方在西双版纳警方的积极协助下,没有伤一兵一卒、没有费一枪一弹,当场缴获毒品100件,重达19.76公斤,抓获境外贩毒嫌疑人3人。   在当地群众的配合下,陈清志在西双版纳的同伙岩拉、岩三等人也在36小时后被抓获。“11•10”特大贩毒案件,涉案14人,无一漏网。一个特大贩毒网络被彻底摧毁。   正如明正彬所说,禁毒要全民参与,毒贩是逃脱不了法律制裁的。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08年7月上半月刊)

范文十:【禁毒纪实】杨爱荣特大团伙贩毒案侦破纪实 投稿:侯柉柊

杨爱荣特大团伙贩毒案侦破纪实

2005年3月份,渭城公安分局刑警化工中队抓获了一个名叫侯宝东的吸毒人员。通过审查发现,自2004年下半年以来,侯宝东吸食的毒品全部来自一个叫“荣荣”的女毒贩手中。时任渭城分局政委的康柳毅把原来掌握的贩毒案件线索进行了综合分析,推断在市区很可能有一个特大贩毒团伙,这个团伙的头子会不会就是吸毒人员侯宝东提到的“荣荣”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侦查,专案组初步摸清了“荣荣”贩毒团伙贩卖毒品的过程:吸毒人员拨打被称为“贩毒热线”的电话6894321,在对方确认吸毒人员的身份后,双方约好交易地点和数量、价钱,由贩毒团伙成员将毒品送到约定地点�且送毒品的人员不时更换,行动极为诡秘。2005年7月29日,专案组根据掌握的线索,在渭城区水利局门前将正在贩卖毒品的“荣荣”贩毒团伙的骨干分子张峰秘密抓获,当场收缴毒品海洛因15克,但不管干警怎么审问,他拒不交代毒品来源。

张峰被抓的消息很快被“荣荣”知道。她感到事情不妙,一面命令其手下停止所有的贩毒活动,一面带领几名骨干成员逃到外地躲了起来。“贩毒热线”突然停了。面对这种情况,康政委决定采取“内紧外松,施放烟雾”的侦查策略。果然不出所料,半个多月后,“贩毒热线”6894321又活跃了起来。

2005年8月30日,专案组通过侦查发现“荣荣”与河南省洛阳市一个叫“宝成”的毒贩进行了10万元金额的大宗毒品交易。9月27日,专案组获得了河南毒贩“宝成”又要来咸阳进行贩毒活动。接“货”人还是“荣荣”,这次交易额为12万元。得知这一情况后,专案组及时做好了抓捕部署。通过调查,专案组发现贩毒人员住进了咸阳市滨河宾馆。为了进一步掌握其确切行踪,魏伯朝副大队长等人化装成消防人员,假装对宾馆防火情况进行检查,从而弄清了河南毒贩登记的具体房间。于是,专案组在毒贩登记的房间对面房间进行监视,然而,干警们守了一天一夜,却没有发现河南毒贩的身影。到了第二天下午,通过获得的信息,这宗交易已经完成。双方是在小轿车里进行交易的,交易完成后,河南毒贩根本就没有在宾馆住,而是直接回河南了。10月9日,专案组捕获到一条重要线索,“荣荣”又和河南毒贩“宝成”联系,要求购买12万元的毒品,交易安排在10月11日进行。为了准确掌握毒贩的行踪,魏伯朝和省厅的两位同志对毒贩可能经过的路线及公路出口等进行测量和记录。10月11日上午,渭城区召开征兵动员会,要求一定要参加会议的康柳毅政委实在坐不住了,向主持会议的同志说明了情况,迅速离开了会场,来到机场高速咸阳入口处。12时30分,侦查组发现河南毒贩开始朝咸阳方向行进,但具体路线不明。这时,康政委脑子里马上出现一个直觉:毒贩有可能从世纪大道来咸阳。她让魏伯朝指挥第一组继续守住机场高速咸阳入口处,自己直奔渭城桥,并命令第二行动组赶到渭城桥,提前进入战斗。一辆出租车朝收费站开了过来。她发现这辆出租车“的士”帽有点奇特,是不是毒贩的车呀?这时,出租车已向第3通道开来,果然是“豫TC„„”康政委马上暗示其他同志向第3通道靠近。等准备交费时,几名干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上去。干警当即对车辆及抓获人员进行搜查,查获毒品海洛因2330克。康政委安排陈景锋、王潮两名中队长负责将“宝成”等三名嫌疑人带回审讯,自己则和省厅及专案组同志对“荣荣”实施抓捕。

根据掌握的情况,“荣荣”住在阳光小区。康政委带人赶到阳光小区,车子刚停下来,一辆摩托车开了进来,下来一个留着寸头的小伙子。向南走到第2排别墅区,进了东边第一家。不一会那个“寸头”又出来了,走到康政委跟前停下,问:“你们车停在这儿干什么?”康政委顺口说:“我们是‘三创’办的,测测这儿的空气质量。”“寸头”朝北走,并掏出手机打电话。康政委意识到“寸头”有问题就跟在后面,并向陈智胜、陆佳指了指“寸头”。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