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选票构成_范文大全

美国大选选票构成

【范文精选】美国大选选票构成

【范文大全】美国大选选票构成

【专家解析】美国大选选票构成

【优秀范文】美国大选选票构成

范文一:美国大选如何统计选票 投稿:潘准凇

美国大选如何计选统

票间:2时009-8-00710: 50来源 :未 作者:s知tat 击:点541 次美国总选统举度制,最重要规则的胜是得者票。全虽是民全选总普统,但举选名人依额各在州会中国的员议量数而,定实总其共只有五百十三票八谁。一在州个得直票比选较,谁多就能得赢个那的州有选举人所。票举例:A 州格合选民1000为人万,在国会有20拥议名。员 -

美 国总统举制选度最重要的,规则“胜是者全票”。得是虽全普民总统选,选举人名额但各依州在会国的中员数议而定,量实总其共有只百五十三八票。在谁一州得个选直票较比多,谁能就赢得那个的州有所选举票人。

举例:

州合格A民选1为00万人,在0国拥会有02议名员。1这00万0民选所投票的直选为,而该州票的举选票数人20,特别说明,这0票选2举票不人真正的是“”,更不是议员人而只是,根据员议量得数出一个数字。的假设什布该在州得50获万1的选票,那么直他赢就了该得州所的20选有举人,票而里克在该的州选人举票则为。0

这样类,一推个州个别统分计最后,算选举计人票数总谁,超过207票即赢家。

样有这可能出现下的面情况某人:赢得了美全有直所选的票总数,是输掉但选人票,因此举也掉总输大选统。

范文二:美国大选:为什么得票少也可能当总统 投稿:顾孚孛

美国大选:为什么得票少也可能当总统

Jennifer Taylor(美)

(本文作者为美国卡登教育基金会董事长特别助理、北京优联双语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中国教学总监)

11月7日的美国大选日就要到了。到了那天,愿意投票的美国人将把选票投给自己喜欢的总统候选人。这一投票过程的结果称为普选。在当今年代,投票结束后很快就能知道是谁在普选中获胜。然而实际上在选举日那天投出的选票,没有一张是直接算到某个候选人头上的,甚至会出现这种可能:某候选人在普选中获胜,但却把总统的位置输给了对手。这是怎么回事呢?这就与“选举团”有关了。

什么是选举团?选举团的英文是electoralcollege,此处的college不是指高等学府,而是指直接投票选举总统的538个选举代表。当初选举团的创立是为了解决1787年美国宪法会议期间所遇到的问题。会上代表们力图定下一种选举总统的最好方式。如果由国会选总统,总统就很容易受到这个立法机构的控制。但是,若由全体公民直接选总统,就可能出现太多的地方性候选人,没人能代表广泛的意见;而在当时交通与通讯极差的情况下,要在幅原如此广大的国家计算选票也是很困难的事。

宪法制定者们原本的打算是:由选举团———也就是一群被挑选出来的具有远见卓识的人,聚到一起代表全体公民来选总统。但实际上,由于政党的迅速崛起,使得选举制度从没有像宪法制定者当初设想的那样运作过,取而代之的是,全国性的党派———也就是地方利益的全国性联盟,很快就控制了选举,选举团的代表只不过是名义上的,他们实际上代表的是让他们当代表的那个党在其所在州的势力,他们投谁的票,是事先就定下来的,是可以预料的。尽管事情的发展是这么怪,美国还是保留了选举团制度来选总统和副总统。

那么,选举团的人数是如何决定的呢?

每个州在国会里有几个参议员和众议员,就有几个选举团代表。尽管每个州参议员的数量是相同的,都是两个,但众议员的数量则取决于各州在十年一度的人口普查中的人口数量,人口多的州在选举团中就有比较多的代表。每个州至少有3个代表(有7个州是这个最小值),但加州这个人口最多的州就有54名代表。哥伦比亚特区虽然不是个州,但也允许派出3个代表。

那么,这些代表又是怎样产生的呢?

虽然各州在委派代表的作法上有所不同,但通常都是普选时(普选日历来是11月第一个星期一之后的星期二)定的,如果哪个政党在该州得票最多,就由该党挑选当地的要人做为选举团代表。

在12月的第二个星期三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一,这些在11月挑选出的代表在各

州首府集合,表明他们的选举态度。未来的总统和副总统至少要得到270个代表的投票,即占538名代表的多数,才能当选。选举团的代表们在道义上(并非是法律上的)有责任来选在本州普选中获胜的候选人。这一道义上的要求,再加上代表又是获胜的这一党的党员,因而就确保了选举团代表们的选举结果有效地反映出11月的普选结果。

那么,又怎么可能出现一个候选人赢得了普选却丢了总统宝座的现象呢?

为了把事情说清楚,让我们把事情简化一下,假定有50个州的美国只有两个州:加州与蒙大拿州,假如候选人A在加州以9,000,500比9,000,400赢了,虽然只100票之差,仍能让他得到这个州的54个代表席位,或称选举人票;但在蒙大拿州他以201,000比205,000输了,候选人B就赢得了该州的3张选举人票。对于A来说,选他的总票数是9,201,500,少于B的总票数9,205,400,而A却得到了总选举人票数57票中的54票,成了赢家!这在美国历史上只发生过两次,分别是1876年与1888年。

如果没人能获得选举团1/2以上的多数票(这种情况1824年发生过一次,那时两党制尚在形成当中),则由众议院从领先的前三个候选人中选出总统;如果对选举团代表的资格有争议,众议院进行裁决。

范文三:美国大选为何变成这样 投稿:于諒諓

  随着总统大选落下帷幕,美国终于(至少有一段时间)可以从选举政治中伸出头来透一口气了。但一个令人不快的问题依然萦绕不散: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为何会成为一个充满了政治话语的国家,以致让人联想起那些失败的非洲国家?  或许这个评价对于非洲那些新生民主国家来说有点太过苛刻了。但如果你觉得我夸大其词,那你显然没有认真观察整个事件。本轮选举中那种对极端组织的迎合,对科学的抗拒,那些彻头彻尾的谎言和歪论,还有对真实议题的故意回避,都将民主政治拉到了一个新低点。  毫无疑问,行为最恶劣的要数美国共和党人,其领导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被一些在其他发达国家无法存在的理念所迷惑。关于全球变暖及人类对此造成的影响,科学证据比比皆是,而在该党10余位总统候选者中,只有两位—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和乔恩·亨茨曼(Jon Huntsman,又名洪博培)是没有对此作出否认的。不过,在面临压力时,罗姆尼又会对自己所持的立场感到相当不舒服,以致在此问题上经常摇摆不定。  同样,如果说经济学里面还有什么过时理论的话,那就非美国应当回归金本位制莫属了。然而,这一理念依然在共和党内部大受欢迎—带头的就是另一位总统竞选人罗恩·保罗(Ron Paul)。因此当该党在8月党内大会上宣扬金本位的时候,就没有人感到奇怪了。  大部分非美国人都会吃惊地发现,在这个买枪有时比投票更容易的国度,无论罗姆尼还是奥巴马都不支持制定更严格的枪支管制条令(奥巴马只说要加强对AK-47这类进攻性武器的监管)。大多数欧洲人都无法明白,为什么在一个文明国家,两个总统候选人都会赞成死刑。至于那些关于堕胎的辩论,我连说都不想说了。  共和党对低税率是如此痴迷,而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对此奉若神明,以致他从未拿出过任何一个增加预算的提案。这要留给他背后的智囊团去解释才行,又或者正如《经济学人》评论说,这只是为了“说服那些狂热分子,让他们在共和党内初选时投票而说的‘必要的废话’”。  而奥巴马为了迎合经济民族主义者,攻击罗姆尼,说他是“外包先锋”,又称之为“首席外包官”—似乎业务外包就是洪水猛兽,应该被禁止,或是他自己在阻止外包方面作了许多努力似的。  那些模棱两可、歪曲事实的言论以及彻底的谎言在两大竞选阵营中是如此泛滥,以致许多媒体和无党派团体都开始一一列举不实言论。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个“不实言论清单”就是由宾夕法尼亚大学安嫩伯格公共政策中心创立的网站FactCheck.org,其工作人员承认,是大选让他们的工作变得极端忙碌。  其中最恶劣的例子包括:奥巴马宣称罗姆尼计划对中等收入纳税人增加2000美元税负,并/或减税5万亿美元,还说罗姆尼支持一项将“所有的、包括由强奸或者乱伦导致的堕胎”宣布为非法的法律。而罗姆尼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说奥巴马想向每个中等收入纳税人增加4000美元税负;说奥巴马试图“通过降低工作要求来破坏福利改革”;还说奥巴马政府援助的克莱斯勒车厂 ,正把全套吉普车生产线转移到中国。  上面这些话没一句是真的。  FactCheck.org的分析师写道:“这就是那种从头到尾都充斥着不实攻击/反击以及含糊声明的选举。”  与此同时,在三场总统候选人和一场副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的全过程中,气候变化—这个我们时代的标志性事件以及我们这个星球所面临的最严重问题—甚至一次都没被提到过。  你可以从美国大选中得出两个可能的结论。一是美国最终将被这种低质量的民主辞令毁掉,现在仅仅是这个不可逆转下坠过程的开始而已。即便这一恶疾尚未感染整个肌体,但症状已然存在了。  另一个可能性则是,大选中的言论和行为只会对一个政体的健康产生很小影响。选举往往是迎合低俗民粹,或向那些只对单一事务感兴趣的原教旨主义者拍马溜须的时候。或许真正重要的,是一位候选人当选总统后的所作所为:他执政下的政府机构之间如何制衡权力,政府所给出建议的水平,所作决定的水平,最终则是所执行政策的水平。  在此请让我略为修改一下温斯顿·丘吉尔的一句名言:除了其他所有已被尝试过方式之外,选举是甄选一个政治领导人的最糟糕方式—而这一点在美国显得尤为突出。

范文四:美国人口族裔构成的变化与2012年大选 投稿:阎県眍

  进入21世纪后, 美国人口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不再是白人一统天下,也不是黑白分明,而是呈现出多样化趋势,2010年人口的普查数据显示出美国正处在人口发展的历史转折点, 而这种变化也将影响到即将到来的2012年大选。以下从三个方面分析人口结构变化对大选产生的影响。      少数族裔手中的选票日益重要   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 到2010年4月1日,美国的总人口是3.08亿,少数族裔的人口为1.11亿,占全国人口的36.3%,2000年时的比例是30.9%。十年间增加了2500万人口。2010年时白人人口是1.96亿,占总人口的比例是63.7%,2000年时的比例是69.1%, 十年间只增加了200万。在这1.11亿少数族裔中,人数占第一位的是拉美裔, 为505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6%, 也就是说,现在每6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是拉美裔,2000―2010年全国人口增加了2730万,拉美裔就占了一半多,达1520万。少数族裔中居第二位的是黑人,3890多万人,与2000年时相比增加有限。亚裔人口1470万,居第三位,占总人口的近5%,十年间增加了440万人,增幅达43%。[1] 少数族裔人口增加的原因是移民和高生育率。   由于少数族裔人口的增多, 他们手头的选票越来越重要,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国的政治版图变化。这主要是指少数族裔选民不断增加, 尤其以拉美裔选民的增加为代表。2010年人口普查后得到新增众议员席位的八个州,在过去的十年中拉美裔人口得到迅速增加,如获得新增席位最多的德克萨斯州(获得4席)目前拉美裔人口占全州选民人口的25.5%, 占全州总人口的37.6%, 十年中德克萨斯州人口增长的65%来自拉美裔。从传统上讲,拉美裔是民主党的“票仓”,2008年大选中,拉美裔将67%的票投给了奥巴马,尤其是在所谓的“摇摆州”,如佛罗里达和内华达,拉美裔的选票取向更是奠定了奥巴马的胜利,自1988年以来民主党从未在佛罗里达获胜过,2008年奥巴马以领先2.5个百分点, 20万张选票的战绩战胜麦凯恩,据说波多黎各裔的选票起到了关键作用。此外,亚裔也是十年间人口增长比较快的族裔集团,亚裔中华裔在政坛上崭露头角,影响力渐增,来自加州的赵美心成为首位华裔女众议员。华裔当选为大都市的市长,如奥克兰市华裔女市长关丽珍、旧金山华裔市长李孟贤。为了吸引更多华裔选民,各路候选人也使出了种种手段,拉拢华裔选票,在2010年加州州长的竞选中,共和党州长候选人梅格•惠特曼的中文竞选广告(普通话和广东话)在多家华人电视台播出。加州有3%的华裔居民,亚裔居民则占13%,竞选旧金山高院法官的墨西哥裔迈克尔•纳瓦也给自己起了一个十分汉化的名字叫“李正平”,出现在汉语选票上,但此举引起争议,认为他是误导华裔选民。[2]   少数族裔在政治角斗场上的作用正在不断显现,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有出色的表现。据皮尤拉美裔中心的研究成果显示,2008年参加投票的选民中,白人占76.3%, 黑人占12.1%, 拉美裔占7.4%, 亚裔占2.5%,其他1.7%[3]除了白人外,所有少数族裔选民份额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选民选票率也得到提高,尤其是黑人,该数字为65.2%, 接近白人(66.1%),创了历史新高。但仍需注意的是:(1)少数族裔的党派问题。总的来讲,少数族裔倾向于民主党,但相对于2008年,2010年中期选举中黑人和拉美裔均有3―5%的选民倒向共和党。此次中期选举,历史性地选出一位黑人共和党众议员,两位拉美裔共和党众议员,两位拉美裔共和党州长(新墨西哥和内华达州)。目前国会有8位拉美裔共和党议员,18位民主党拉美裔议员。(2)总体而言少数族裔投票率还是偏低。仍以拉美裔为例,拉美裔占全国总人口的16%,但只占全部有选民资格人口的10.1%, 不到7%的实际投票的选民,其原因就是拉美裔中未成年人和没有公民身份的人占多数,其中低于18岁的占总人口的34.9%,在达到投票年龄的人中还有22.4%的人不是公民,此外,忙于生计和语言不过关,不去投票也造成了拉美裔投票率走低。(3)移民成为少数族裔,尤其是拉美裔关心的重要问题。奥巴马在竞选时答应将在任内对移民政策进行全面改革,解决非法移民问题,但实际上到目前为止,由于奥巴马在国内事务上忙于经济问题和医改,在移民问题上没有太大作为。2010年年底,旨在解决部分非法移民子女绿卡的《梦想法案》梦断国会,该法案是移民政策改革中争议最少的部分,从中可以看出,随着2012年大选临近,以及共和党控制众议院,奥巴马政府在移民问题上不会有很大的举措。奥巴马在移民问题上的不作为, 成为拉美裔对奥巴马支持率下滑的原因之一, 根据盖洛普的数据, 已经跌至48%, 所以在2012年大选中,奥巴马是否还会获得拉美裔高度支持, 目前还难说。(4) 总体来说,华裔的参政意识仍然比较弱,团结问题一直是海外华人的顽症。来自中国内地和港澳台三地的华人,由于多方原因,有时各自为政。一旦选票分散,更不易当选。国会方面,只有一位华裔众议员赵美心,人单力薄。      少数族裔年轻人   与白人老人的对阵   此次人口普查的数据还显现出美国人口的另一个特点, 就是少数族裔人口呈年轻化。在全国3岁以下的孩子中, 白人的比例是49.9%, 已经处于少数。在18岁以下孩子中,少数族裔的比例是46%, 到2015年将达到50%。现在 18岁以下的孩子中拉美裔占了23%,2000年时是17%。同时白人老龄化问题凸现,45―64岁的人口中,白人占了73%,65岁以上人口中白人占了80%,到2040年时三分之二的老人将是白人。目前美国人的中位数年龄是37.2岁,拉美裔的中位数年龄是27岁,白人是41岁。白人年龄老化主要是“婴儿潮”一代逐步进入退休状态,这个群体人数庞大,约有7600万人,基本是白人。有人做过计算,从2011年1月1日起,每天将有1万名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进入65岁,这个现象将持续19年。目前白人妇女处于生育期的人少,而且生孩子的个数也少于少数族裔,2000―2010年,白人孩子减少了400万,而少数族裔孩子增加了600万。   从整体上看,少数族裔的年轻化缓解了老龄化带来的问题,如劳动力短缺,也使得美国在人口增长率上高于西方其他国家,在过去十年中,美国人口增长率是9.7%, 是大萧条以来最低的,但同期的法国和英国只是6%,美国的数据接近墨西哥、巴西和印度尼西亚。但另一方面,即在不远的未来,年轻人多为少数族裔,老年人多为白人,两者在理念和行为方面都有极大的不同,而这将对美国的政治生态产生影响。   在2008年的选举中,有报章认为是少数族裔和年轻人的选票把奥巴马送进了白宫,这不无道理。较之2004年大选,2008年大选的选民增加了500万,其中200万人来自拉美裔,200万来自黑人,40万人来自亚裔。拉美裔人口中投奥巴马和麦凯恩的比例是67%�31%, 在亚裔中是62%�35%,白人是43%�55%,黑人中有95%将选票投给了奥巴马。从年龄段看,18―24岁中,奥巴马和麦凯恩的比例是68%�30%,25―29岁中,这一比例是69%�29%,只有在65岁以上这个年龄组中,麦凯恩是以55%∶43%领先。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出,少数族裔和白人、年轻人和老年人在选择对象上有很大的不同,而从未来来看,这种差异将加剧,原因之一就是少数族裔年轻化,白人年老化的情况将进一步加深,以致有学者认为美国社会将因此出现“文化上的代沟”。[4]

  老年人和年轻人关注的问题不一样,年轻人更加关注经济、就业、教育、减税等,老年人则关心社会保障、医疗改革,反对政府减少在老年医疗保健方面的开支等。在很多问题上看法不一,如目前奥巴马支持率在不断下降,2011年9月中旬维持在40%左右,但因年龄和族裔不同,之间也有细微的差别:18―29岁人口中支持率是47%,在65岁以上是36%,白人是31%,非白人是65%[5] 这种不同将影响到明年的大选。      重新划分选区势必   引起两党的争斗   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不仅是简单采集数据,而且还关系到国会众议员席位的分配。各州通常根据人口普查结果重新划分选区,人口增加的州,众议员的席位将得到增加,反之,将减少。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结果,德克萨斯州等八个州将分别得到1―4个席位增加,其中德克萨斯最多,获得了4个席位,纽约等十个州将分别减少1―2个席位,其中纽约州和俄亥俄州各失去2个席位。重新划分选区从表面上看是为了反映人口变化,但实际上往往会对该州的政治格局产生影响,使两党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影响到未来选举,因此,围绕重新划分选区,两党将展开激烈的争斗。   在重新划分选区时,主要的依据是人口普查的结果,在保证选区人口大致相等的前提下,也考虑到历史、文化和行政区设置等因素,但在实际操作中,还是存在一定的操作余地,会出现滥划选区的现象,也就是州的执政党利用有利地位,为本党谋得最有利的地位。以致于出现了一个专门用词“gerrymander”[6] 来形容这种滥划选区的行为。这种行为一般有两个作法,使用packing(集中选票)和cracking(分散选票),“集中选票”指把支持对手的选民纳入原属该党候选人票仓的铁定选区,使其浪费掉很多选票。而“分散选票”则是把支持对手的选民分割成若干不同的选区,票数分散无法产生应有的当选人。不管使用哪种手段,就是最大限度上削弱对方的实力,最大限度保证本党候选人当选。对于少数族裔来讲,如果划分选区时给他们划出一个让他们的族裔占较大比例的选区,就往往成为少数族裔是否能够当选的关键。1990年人口普查后,重新划分国会选区,南方一些州出现了黑人占多数的选区,对黑人的当选有利。如1990年以前,国会只有26名黑人议员,1992年增至39名,1994年为41名,成为历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北卡罗来纳州1992年选出了自1901年以来的首位黑人众议员,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系列的司法争论和诉讼,1993年在肖诉雷诺案中,最高法院5�4判定北卡罗莱纳州第12选区划分违宪,理由是集中了太多的黑人选民,造成了“政治上的种族隔离”,种族因素成为划分的主导因素。受这个判决的影响,在以后的几个类似的案例如米勒诉约翰逊案、布什诉维拉案中所涉及的选区划分均被判违宪,这些黑人占多数的选区产生的黑人议员在1996年的选举中大部分丧失了席位。在20世纪90年代有关种族与选区划分的争议中,也是有着党派利益在其中的,共和党一般支持划分黑人占多数的选区,让投民主党的黑人选民“集中”,是“浪费”民主党选票的好机会,对他们有利。   如果说上世纪重新划分选区的纷争主要是针对黑人的话,那么2010年人口普查后主要涉及的是拉美裔,而主要战场是这次获得席位最多的德克萨斯州。在共和党把持的州议会提出的划分方案中,新增的四个选区中,只有一个是拉美裔占人口多数的,而过去十年中德州新增人口的65%是拉美裔。该方案出台后,引起民主党和拉美裔民权组织的反对,认为没有反映出拉美裔人口增长的状况,甚至将该方案称之为Perrymander(Perry为德州在任州长),引起诉讼,但目前还没有结果。而实际上, 即使在拉美裔占多数的选区,拉美裔候选人是否能顺利选出也是个问题,原因之一就是在拉美裔占多数选区是指拉美裔人口占多数,而具有选民资格的人未必占多数,此外拉美裔候选人不一定能够得到所在政党的支持、从政经验不足、拉美裔选民选票分散等原因,也成为在拉美裔占多数选区,拉美裔候选人往往不敌非拉美裔对手。在这次选区划分中,加州出现了13个拉美裔人口占多数的选区,即便如此,拉美裔领袖对未来选举并不抱太大希望,认为拉美裔候选人选不过在职者。   这次国会选区划分中,加州出现了首个亚裔居多数的选区,即位于西圣盖博谷的第49选区,亚裔人口占了该选区中人口的53.4%,具选民资格的亚裔选民则占了该选区总选民数量的50.1%, 该选区囊括了华人聚集的大部分城市,这也是亚裔多年争取的结果。   综上所述,美国人口的种族构成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处在历史的转折点,少数族裔人数仍在增加,他们的投票走向将直接影响到政治版图的变化,而且他们不断增强的政治诉求和力量,也将影响到两党力量的对比,影响到总统选举。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徐海娜)   [1] U.S. Census Bureau, Overview of Race and Hispanic Origin: 2010,2010 Census Briefs, March 2011, at http://www.census.gov/prod/cen2010/briefs/c2010br-02.pdf. 下面有关201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均来自该报告, 不再注出。   [2]Ching-Ching Ni, “ Candidates making up new names on ballot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Los Angeles Times, May 17, 2011.   [3] Pew Research Center , Dissecting the 2008 Electorate: Most Diverse in U.S.省略/pubs/1209/racial-ethnic-voters-presidential-election.   [4] William H. Frey, “A Demographic Tipping Point Among America’s Three-Year-Olds”, Feb. 7, 2011, at http://www.brookings.edu/opinions/2011/0207_population_frey.aspx.   [5] http://www.省略/poll/124922/Presidential-Approval-Center.aspx.   [6] 格里1812年任马萨诸塞州长时,为了维护本党利益,不公正地划分选区,使选区形状类似蜥蜴,于是格里和蜥蜴两个单词组合出的gerrymander混合词成为滥划选区的代名词。

范文五:川普称美国大选存在数百万张非法选票 投稿:傅殠殡

川普称美国大选存在数百万张非法选票 This is What's Trending Today...

这是今日热点节目。

President-elect Donald Trump and former Secretary of State Hillary Clinton had their last debate before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on October 19.

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及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于10月19日进行了总统选举前的最后一次辩论。

The moderator of the debate, Chris Wallace, asked Trump if he would accept the results of the election.

辩论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问川普是否会接受大选的投票结果。

In response, Trump said, "I will look at it at the time." Later in the conversation, he said, "I'll keep you in suspense, okay?"

川普回应时表示,“我到时候再看。”他在随后的谈话中表示,“我先卖个关子。” Trump is now the president-elect. He is set to take office in January. 川普现在是当选总统。他将于2017年1月份上任。

But officials have announced they will re-count the votes in some states. In response, Trump wrote on Twitter that "millions" of people voted illegally for his opponent.

但是有关官员已经宣布将会在一些州重新计票。川普在推特上回应写道,有数百万人非法投票给他的对手。

Almost 50,000 people forwarded the tweet, and close to 150,000 more "liked" it. 近5万人转发了这条推文,还有近15万人点赞。

News organizations and political analysts say no evidence supports Trump's claim.

新闻机构和政治分析家表示,目前还没有发现支持川普主张的证据。

One reason that people are still disputing the results is because of how

presidents are elec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States – not voters – choose the president. The system is called the Electoral College.

人们还在争论大选结果是因为美国的总统选举方式。各州选出总统,而不是选民。这种选举制度被称之为选举人团。

In the 2016 election, Trump won enough states under the Electoral College system to beat Hillary Clinton, but he did not win the most votes overall.

在2016年大选中,川普在选举人团制度下赢得了足够的州选票击败了希拉里,但是他未能赢得最多的总票数。

Members of the Electoral College will meet on December 19.

选举人团成员将在12月19日开会。

The results were very close in three of the states Trump won -- Wisconsin, Michigan and Pennsylvania. Activists are raising money to request the votes there be re-counted.

川普赢得的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这三个州的选举结果非常接近。活动人士正在筹集资金要求这些州进行重新计票。

If the results change, Trump risks losing the Electoral College and therefore the election.

如果计票结果有变,川普就可能会输掉选举人团,进而输掉大选。

This weekend, Trump said on Twitter that he won the Electoral College. He would have won the popular vote, too, he said, "if you deduct the millions of people who voted illegally."

这个周末,川普发推表示,他赢得了选举人团。他说,“如果扣除那数百万张非法选票,”他也会赢得民众投票。

Trump also claimed there were illegal votes in three of the states Clinton won: Virginia, New Hampshire and California. Trump asked, "Why isn't the media reporting on this?"

川普还表示,希拉里赢得的弗吉尼亚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这三个州存在非法投票。川普质问:“媒体为什么不报道这些?”

Alex Padilla is the secretary of state in California. He said Trump did not have evidence for his claim of illegal votes in California. Padilla added that Trump's tweets were "reckless" and "unbecoming" of a president-elect.

亚历克斯·帕迪亚是加利福尼亚州务卿。他说,川普声称加州非法投票却没有任何证据。帕迪亚补充说,川普的推文对一名当选总统来说是鲁莽和不得体的。

Others warned news organizations not to report Trump's comments without considering first whether they were true.

其他人警告新闻机构不要在未先考虑真实性的情况下就报道川普的言论。

One social media user brought some humor into the debate, saying: "Trump won the popular vote 100-percent if you deduct the millions and millions of people who did not vote for him."

一位社交媒体用户给这场争论带来了一些幽默,他说,“如果排除数亿没给川普投票的民众,他就能赢得100%的普选票。”

And that's What's Trending Today.

以上就是今日热点节目的内容。

范文六:在美国投票选举 投稿:胡晦晧

  11月4日是美国大选日。出于公民的责任感,清晨6点投票站一开门,我便来到住所附近的选区投票站投票。没想到和我想法一样,要在上班前投票的人很多。一大早,位于7楼的投票室已人满为患,一楼的大厅也排起了长龙。我耐住性子,站到队伍的结尾。等了10分钟,我的位置还没动,身后却排起了长队。投票站的工作人员不多,楼上楼下没人照应。只听说上面已很拥挤,大家便耐心等待。30分钟过去了,第一批投完票下来的人手里拿着一张“谢谢你投票选举”的小纸条从电梯中出来,告诉大家上面的人还很多。于是站在最前面的几个人便继续按兵不动,聊天等待。后面的人群则自觉地按顺序从大厅排到外面的人行道上。

   我所居住的芝加哥历来是民主党的阵营,而此次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又来自本城且为伊利诺伊州的参议员,他在此地必然稳操胜券。因此,当我在1小时45分钟后投完票离开时,既没有为投奥巴马一票而创造历史的激动,也没有觉得我的一票有多少实际意义。排队等待时,让我感触更多的是选民的耐心和态度。一位年轻的夫妇这么早就抱着一个看上去不足10天的婴儿等待。当孩子不耐烦地发出咿呀声时,年轻的母亲便轻轻地左右摇摆,让孩子安宁。我身后的一位老人靠着一个4轮助行器站立、行走。当我们终于到了楼上投票室,他却几次谢绝工作人员给他以残疾人优先投票的礼遇,坚持和大家一道排队。我前面的两位梳妆整齐、穿戴正式的黑人妇女虽然对选举的秩序紊乱发出抱怨,但却声称今天她们的首要任务是选举,因此,无论等多久,她们都会完成使命。

   当晚为奥巴马开庆祝会的葛兰特公园就在我行走的密西根大道的右侧。通往公园的街道已被路障封锁。虽然会场晚上8时才开放,三五结队的年轻人一大早就抬着大约一平方米大小的平板向会场走去。当我走近他们时才看出上面整齐地排满了巴掌大的奥巴马头像徽章。一年多的竞选活动中,许多人将类似的大、小徽章戴在胸前或别在背包上。这么多徽章排列在一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触景生情,我不禁联想到“文革”时毛主席的像章。难以想象,30多年后的今天,我竟在美国的总统大选中再次见到大批像章。

   我住的公寓楼就坐落在葛兰特公园的南侧。我回到家里,在电视屏幕上看到葛兰特公园里已人山人海。我打消了去公园的想法,决定在家里通过电视机观看选票统计的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统计出的选票比率在快速增长,15%,20%……奥巴马的比率无论是全民选票还是总统选举人票在许多州均一路领先。当奥巴马的总统选举人票终于超过270票的绝对多数后,人群沸腾了。大约晚上11时,在人们激动的欢呼声和热泪中,奥巴马发表了他的铿锵有力的演讲。他以首位非裔当选美国总统的创举向人们宣布他一路倡导、呼吁的“改革”将从具有历史意义的今天开始。许多听众和他一起反复吟诵“Yes,we can.”(是的,我们能做到。)气氛庄重、感人,气势磅礴。我也不由自主地为之震撼。

   次日凌晨当我的手机5点钟自动开机后,第一个映入眼帘的短信是来自法国的一位名叫Sofie的朋友。“太棒了。多美的胜利!!!”她以法文开头,用三个惊叹号表达她对奥巴马获胜的兴奋。接下来她写道:两年前她住在芝加哥时,一位出租车司机得悉她是法国人,向她提议以美国的总统布什与法国的总统希拉克作交换。“我此时的感觉正相反,希望用法国总统萨科齐与奥巴马交换。”她向所有的美国朋友表示祝贺。

   当天中午和一位美国朋友Donna吃午饭。她兴致勃勃地冲进餐馆,胸前仍戴着奥巴马的像章。“对不起,我来晚了,”她人未坐定便开口道歉。“昨天在葛兰特公园狂欢到太晚,回家后兴奋得无法入眠。”我知道她是奥巴马的支持者并积极参与了为他宣传、拉票的活动。实际上,我在芝加哥的所有中年的黑、白女友几乎都是奥巴马的支持者。“我昨晚和一位朋友在一起。她上周末给250个居住在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佛罗里达州的选民打电话,呼吁他们出来投奥巴马的一票。这三个上次共和党获胜的州昨天都由‘红’变‘蓝’。她为自己的贡献兴奋不已,我也为她感到骄傲。”是啊,奥巴马的获胜不仅反映了美国多数人寻求变革的愿望、人们对多少个世纪延续下来的种族歧视的跨越,也显示了平民百姓的投票选举的力量和作用。

   我被朋友的情绪和“从我做起”的精神所感染。美国人的乐观、对个人力量的自信以及对民选的推崇和投入向我展示了一个民族和国家的活力和希望。我发现自己的漠然已被一种有机会见证、创造历史变革的冲动和兴奋所替代。

范文七:全票当选的美国议员 投稿:邹糢糣

  在第八次谋求连任国会议员之前几天,马萨诸塞州的麦克・卡普阿诺议员甚至还没有订制竞选用的车贴。他并不是准备得不充分。他的选区是民主党的地盘,麻省理工、哈佛大学的一部分以及大片的波士顿蓝领区都在其中。卡普阿诺用不着面对任何共和党的对手――实际上,他什么对手都没有。到11月4日投票时,他将是唯一的候选人。

  卡普阿诺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在1998年赢得选举之后,他就再也没碰到过任何共和党的对手,得票率经常是古巴大选式的99.6%。谈到历次选战,他已很难想起那些曾向他发起挑战的候选人的情况。“有一个共产主义者,对吧?”他问助理,“还是社会主义者来着?那是六年前还是四年前来着?”

  很少有其他国会议员能像他这样安全而持久地保住席位,但类似的情况在慢慢增多。在众议院的选举中,旗鼓相当的选战变得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少。在435名众议员中,有五分之四的人无需担心各自选区的选举结果。曾经挑战他们的人们――通常是出于理想主义、雄心、虚荣和自我陶醉――似乎终于发现了这么做是多么无益。随着选举所需的花费越来越高,这些人也就干脆放弃了挑战。

  “库克政治报告”的大卫・华赛曼称,在2014年的选举中,有37个众议院选区没有共和党的候选人,32个选区没有民主党的候选人。有8个选区里虽然有宣战,但对手不是来自两党而是一党,原因是威斯康星州和加利福尼亚州采用的“前两名”初选制度,普通选民(而非党员)可以选出两名候选人,让它们在最终选举中争夺席次――这种制度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党内极端主义问题,却可能会在各党的安全地带造成严重的党内斗争。单个政党参加的选战达到了77个,远远超过了2012年的45个。脱口秀演员斯蒂芬・科尔伯特曾劝说一位无人挑战的佛罗里达州议员对着镜头宣布自己喜欢吸可卡因和找小姐,以说明他说什么根本不重要,因为他根本就不可能输。

  对民主制来说,各个选区都由一党控制不可能是好事。今年在马萨诸塞州,共和党人只参加了9场众议院选战中的3场,在州议会选举中也只参与竞逐其中一半的议席。作为前任市长,谈吐朴素的卡普阿诺说,即使有共和党人来挑战他,也“不会有什么实际影响”。坐拥这样一个安全的位子,危险都是从党内来的,按他的说法,他的选战是在选前几个月在党内进行的。任何想挑战他的民主党人都可以通过打调查电话、征集签名和参加公共活动的方式来表现自己。卡普阿诺力图做到在服务选区方面“无愧于心”,但每到选举年的1月和8月之间,“我都还得再踩一脚油门。”一切可能出差错的地方都会被处理好。如果他参选民主党党内初选时没有人挑战他,他也会小心计算每个区投出的空白票数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对手也在计算这些。

  卡普阿诺注意到,如今民主党内挑战他的人很少会谈到意识形态。他把这一点跟共和党人做了对比,后者总是要担忧右派挑战者发起的集体进攻。他说,共和党就像狗一样总是成群结队,而“民主党像猫一样”。这位62岁的议员有种雄猫的感觉,很容易想象他统治着一片窄巷组成的迷城,身上有无穷伤疤、一只耳朵被撕裂的样子。谈到募款(他手头现在有62.8万美元),他咆哮道:“我做了我该做的。”他解释说,几乎所有钱都会被交给其他民主党人,尽管他会留点钱“以防有对手出现”。

  在老街猫眼里,科特・迈尔斯这样的人也许像个理想主义的雏狗。这位21岁的共和党大学生来自布鲁克莱恩,正好在卡普阿诺的选区之外。他发起了一次毫无希望的参选,想从他所居住的诺福克第15区向马萨诸塞州的州众议院发起冲击。这里是自由派的热土,上一次出现共和党候选人还是他出生前的事。他很清楚自己的机会有多小,但希望自己的家乡能有一场“它应得的辩论”。他实现了自己的募款目标,募集了2.5万美元,足够建个网站再购置一些标语牌。当现任的民主党议员同意和他举行公开辩论、而且连“极左派”的乡亲们都表示很高兴他能参选时,他觉得非常感动。不那么令人感动的是他已经三次被人吐过口水了,就因为他是个共和党。相信民主责任的人们要失望了:迈尔斯觉得,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他是不会参选国会议员的。

  这种没有选战的选区之所以会成批出现,一定程度上是政治专业化的表现。两大党都担心狂热的外行出来参选可能会污染他们的品牌形象。他们还忧虑于单次选战对其他选战的潜在影响。比如说,在马萨诸塞州,如果州长选举中的投票率比较低,那共和党人当选的机会就更大(因为共和党人更愿意投票)。所以,如果发生势均力敌的众议院选战,其中又出现了强有力的共和党候选人的话,就会对州长选举造成反效果,因为民主党选民会大批出来投票,而共和党拿下更重要的州长选举的机会就会锐减。

  这种情况不会仅限于77个议席。一位共和党大佬就预测道:“在事情变好之前,还会一直变坏下去。”这样的政治真空当然不可能无限期地延续下去:选民不会接受几百个众议院的议席没经过选战就被人拿去了。但在那种时候到来之前,现行两党制惨淡运行的吱嘎声将会变得越来越明显。

范文八:美国大选(2) 投稿:蔡穥穦

A-C

air war:空中大战

美国总统候选人为尽可能争夺电视与广播中的广告而发起的竞争活动。

balancing the ticket:优势互补候选人名单

当候选人赢得党内总统提名之后,他或她一定要挑选一名副手。而这名副手一定要弥补总统候选人的不足,从而优势互补增加获胜的砝码。比如在2000年的大选中,小布什被认为相对年轻并缺乏从政经验,所以他挑选了越战老兵切尼为副手。

ballot initiative:公民投票

美国联邦及地方选举,各州通常会同时举行一些关系公共政策及社会民生提案的公民投票。

barnstorming:巡回演讲

bellshepherd state:领头州 从历史上来看,这个州的选举结果也就预测了将来的总统大选获胜者。因为,从人口上讲,这个州的选举情况也就是整个国家选举的缩影。最经典的一个领头州就是密苏里州,除了1956年,此州在历届选举中都没有错过。

beltway:环形公路

从政治上来讲,这个词主要指的是在华盛顿特区周围环状高速公路(495号州际公路)内执行的国会事物,比如:“环形公路事物”特指政治事务或争议非常重要,它只限于政界,对于公众的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bill of rights:权利法案

即宪法修正案的前十条,是在1791年依法被大部分州通过之后,从而成为美国宪法的一部分。法案中大部分是对政府施加限制--规定联邦政府所不能做的事。

blue state:蓝色州

特指此州选民倾向支持民主党

brokered convention: 讨价还价会议

在初选或者党代表大会的第一轮投票中,旨在获得该党提名的候选人未获得大多数选票时,这个会议就被称之为“讨价还价会议”。提名事宜将会在接下来的投票中继续进行,有时会出现一些某后交易,从而使候选人能够得到足够支持。

buckley vs Valeo:跋克雷对韦里欧案件

最高法院1976年在“跋克雷对韦里欧案件”中,支持了对捐款的限制。对政治捐款加以适当限制是一种保障公民享有平等的基本政治权利的努力,防止了富人作为新的特权者控制政治程序,因而也是维护民主的努力。如《联选法》规定,个人对总统候选人的捐款上限是1000美元。这样候选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仅仅依靠一小撮富人来支持自己的选举,而不得不从广大的选民那里获取支持。

coattails:燕尾提举力

从旧时绅士长礼服后下摆"燕尾"一词引伸而来,在美国政治中,指一位在职民选官员或竞选公职的候选人利用自己的声望给本党其他候选人增加胜选机会的能力──好似让别人受其燕尾之提举,顺势走向胜利。

convention bounce:会后弹升 在共和党或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完成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几天内出现的这位候选人在民意调查中声望上升的现象。

Capitol:国会大厦

是美国国会的办公大楼,坐落于美国首都华盛顿市中心一处海拔83英尺高的高地上,此地后被称为国会山。1793年,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亲自为它奠基,采用的是国会大厦设计竞赛的第一名获得者、著名设计师威廉•桑顿的设计蓝图,于1800年落成并开始使用。国会大厦外墙全部使用白色大理石,通体洁白,建筑师力图使它给人一种神圣纯洁的感受。整幢国会大厦是一座三层平顶建筑,其中央是一座高高耸立的圆顶,也分三层。圆顶上还有一个小圆塔,塔顶矗立着19英尺(约5.8米)高的自由女神铜像。她头顶羽冠,右手持剑,左手扶盾,永远眺望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

caucus:核心会议

特指旨在决定政治上或组织上改变的会议。在美国总统竞选政治中,本词指各党地方组织在总统提名期间召开的骨干党员会议。“层次分明的”骨干党员会议体制指党的区一级骨干分子选举出席县一级会议的代表;县级会议则选举州级会议代表;州级会议选举出席该党全国总统提名大会的代表。骨干党员会议体制旨在通过代表的遴选显示该党各州党员究竟倾向谁为总统候选人,其实效是使总统提名民主化,因为候选人的挑选基本上决定于区一级, 即整个进程的最初阶段。

conservative:保守派

指从温和的中右派到坚定右派之间不同色彩的各种政治观点。就美国两大政党而言,共和党一般被认为偏于保守。在美国, 一般来说,“政治上”的保守派主张自由市场经济原则以及低税收;就政府权力分配来说,偏重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分权,而反对联邦政府集权。“文化上”的保守派则反对堕胎或无节制的大众媒体的宣传。

Congress:国会

美国最高立法机关,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参议员由各州选民直接选出 ,每州 2 名 ,实行各州代表权平等原则。现有议员100名。当选参议员必须年满 30岁,作为美国公民已满9年 ,当选时为选出州的居民 。任期6年,每 2年改选1/3 ,连选得连任 。众议员数按各州人口比例分配 ,由直接选举产生,每州至少1名 ,人数固定为435名 ,必须年满25岁,作为美国公民已满7年,当选时为选出州的居民 。任期 2年,连选得连任。两院议员长期连任现象极为普遍。议员不得兼任其他政府职务。

commander in chief:三军统帅

美国宪法赋予总统做为三军统帅的权利。如62年古巴导弹危机,采取何种方案,就必须由肯尼迪拍板。1974年,国会通过了战争权力法案,制约总统宣战的权力。

Constitution: 美利坚合众国宪法

通称美国联邦宪法或美国宪法。它是美国的根本大法,奠定了美国政治制度的法律基础。美国宪法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宪法。1787年5月,美国各州(当时为13个)代表在费城召开制宪会议,同年9月15日制宪会议通过《美利坚合众国宪法》。1789年3月4日,该宪法正式生效。后又附加了26条

宪法修正案。

D-G

Donkey, Democratic: 驴,民主党

在美国,“驴”是民主党的象征。

debate:辩论 近年在美国政治中,往往指由电视现场传播的总统或副总统候选人间的辩论;他们通过回答媒体或观众的提问来阐述自己和自己政党的立场观点。

divided government:分掌政府

通常指白宫由一个政党控制(即总统是这个党的成员),而国会参、众两院中的至少一院由对立派政党控制(即其成员占多数)的局面。这种情形也会出现在州政府,即州长属于一个党,而控制州议会的是另一个党。分掌政权是美国政体的常见现象,从历史效果来看,它有利于避免激进的变化,并促使两党政治家在立法提案问题上做出妥协。

Elephant, Republican:“象”,共和党

“象”是共和党的象征。

Electoral College:选举团 当美国选民前往投票站投票选举总统时,很多人认为己是在直接选举总统。但美国采用的是十八世纪宪法定下的选举团制度,因此,严格地讲,情况并非如此。选举团是一组"选举人"的总称,他们由各州党员在州内提名产生。在大选日,选民实际是把票投给承诺支持某位总统候选人的"选举人"。哪位候选人赢得的选民票数最多,支持这位候选人的"选举人"就将作为这个州的代表,出席于12月分别在各州州府举行的选举总统和副总统的投票。总统候选人必须在全国获得至少270张选举人票方可当选。

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联邦选举委员会

负责贯彻和监督执行联邦竞选财务法的独立管理机构,根据对1971年联邦竞选法的1974年修正案设立。

front-runner:领先者 在竞选或提名过程中被认为呼声最高或最有希望当选的候选人。

front-loading:前置 在大选进程中,将预选会议/预选选举的日期尽量提早的做法,以便使本州的预选有助于给总统提名竞选制造决定性势头,进而对最终政党提名总统候选人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Federal Election Campaign Act (FECA):联邦竞选法

这项1971年制定的法律规定了联邦选举的财务事项,曾于1974、1976及1979三度修订。该法要求候选人及政治委员会公开资金来源及开支情况,同时规定联邦大选期间接受捐款及开支款项事宜。该法并对用公共资金资助总统竞选作出了规定。

Grand Old Party (GOP):大老党

共和党是美国当前的两个主要政党之一,别称大老党。

gender gap:性别差异

最近几次大选中美国女选民投票趋势和男选民不同,她们常舍共和党而选民主党,或者倾向于政治派别中比较有自由色彩的人士。报界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性别差异”。

grassroots campaign:基层竞选

在竞选过程中,候选人往往都会下基层拉选票,这叫“基层竞选”,也可以称之为“草根竞选”。在这种场合中,候选人会跟普通民众拉家常,介绍自己的施政纲领,询问选民的诉求,跟支持者合影等等。

H-M

Hanging / Pregnant chad:悬挂式/孕妇式孔芯

孔芯是一块微型的方形纸块儿,当投票人在自己要选的候选人名字旁边的孔印处打孔,孔印被击穿,孔芯随即脱离选票,选举即算完成。孔芯在2000年总统选举中成为焦点,由于佛州的投票结果非常接近,有必要重新统计选票,选举官员被迫检查选票以确定选民意向。一些选民在自己要选的候选人名字旁边的孔印处打孔,但是孔芯未与选票分离(即悬挂式选票)。在另外一些情况下,选票上有打孔痕迹,但是选票没有打穿。(孕妇式或酒窝式孔芯)

hard money :硬钱 个人直接向某个竞选活动捐出的钱。2002年的新法案将个人捐款的上限从每场联邦选举每位候选人1000美元提高至2000美元。

horse race:赛马 以人们观看体育比赛时的激动情绪比喻竞选活动。这个词也指媒体对选情的报导,即往往侧重候选人在民意测验中所处的位置──好像他们是场上的赛马──而不是候选人在竞选议题上的立足点。 home stretch:冲刺阶段

选举活动接近尾声,进入冲刺阶段。这个短语原意为赛马比赛时的终点直道。进入冲刺阶段后,候选人更是马不停蹄地四处奔走,为争取选民的支持做最后的努力。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The House):众议院 议院是国会两院规模较大的一院,435名议员通常被称作国会议员和国会女议员,他们的任期为两年,参议员的任期则为六年。众议院议长由每届新国会开幕时众议员们经过多数投票产生。众议员代表着他们“选区”的近五十万公民,每个州选区的数量每10年根据联邦人口统计数据确定一次。

House Majority leader:众议院多数派领袖

众议院多数派领袖是众议院多数派政党第二位最有权力的人士。与众议院议长不同,他或她对众议院不负总体责任,他或她的主要任务完全是推动他或她所属政党的利益。

House Minority Leader:众议院少数派领袖

众议院少数派领袖是在众议院占少数地位政党的领导人,他或她是少数派政党的政策立场发言人,组织党的立法战略。

Independent Registered 独立选民

那些宣布自己不属某个特定党派的选民都可以称为独立派人士。由于多数注册为某党派的选民通常会投某党派候选人的票,大选竞选的重点是赢得独立派选民的支持。在全国范围内有近三分之一的选民认为自己是独立派人士,不过,在一些关键州,独立派选民的比例比其它一些州更大一些。

incivility:粗野

毫无疑问,这个单词也与美国大选有直接联系,它是许多美国电视评论员在评价两位总统候选人的三场电视辩论时最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

joint chiefs of staff :参谋长联席会议

参谋长联席会议是总统和国防部长的主要军事顾问,它由美国陆军和空军参谋长、海军作战部部长组成,在涉及到海军陆战队事宜时,海军陆战队司令也是会议成员。参谋长联席会议由主席领导,他被认为是美国军方的总发言人,总统的首席军事顾问。

Liberal:自由派

在美国政治派别中,“自由派”据认是中间稍稍偏左或比较明显偏左。就目前的定义而言,两大主要政党中,民主党被认为 较为自由。“政治上”的自由派倾向于加强联邦权力以纠正现已觉察到的社会不公正现象;“文化上”的自由派倾向于支持妇女有选择何时生育的权利、支持女权主义、同性恋权利,以及类似的个人选择权和行动自由。

landslide victory:压倒性胜利

指在竞选活动中获得绝对多数选票。例如1988年老布什以426张选举人票当选总统。他的民主党对手只得到111张选举人票。

matching funds:对等资金

指总统选候人所得的公共资金,该款与来自私人赞助的资金相“对等”。初选期间,合格的候选人每得到一笔个人捐款均可相应地获得一笔上限为250美元的对等磆资金。

McCain-Feingold :麦凯恩-法因戈尔德法案

以两位主要发起人麦凯恩参议员和法因戈尔德参议员命名的竞选资金改革法案。制订这一法律的目的是限制地下筹款活动和联邦竞选开支。这一法律禁止了“软钱”,对使候选人受益的议题广告进行了限制。

microtargeting:微目标式

对潜在票源的细分,并用电话、邮件等方式加以跟进,以求扩大票数。

midterm election:中期选举

在总统四年任期中间(即接近第二年结束时)进行的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选举。其结果经常被视为是对总统前两年政绩的全民公决。中期选举改选参议院部份席位和众议院全部席位,同时也改选州和地方政府的许多官员。

mudslinging:揭发隐私

对政敌的诬陷和中伤。这个词原意是往别人身上扔泥,在竞选中指对敌对政党的恶意中伤。比如说给对方抹黑的竞选广告,有些甚至是故意误导的攻击性广告。

Medicaid:医疗救助项目

联邦政府出资但由州政府操作的向一些低收入人群提供医疗和保健服务的项目。这一项目由1965年社会保障法附加案所创立,它只适用于符合福利项目条件的特定种类人群,包括老年人、盲人、残疾人士、单亲家庭、父母是残障或失业人士的孩子。

Medicare:联邦医疗保险项目

这项全国范围内的医疗保险项目是根据1965年社会保障法附加案所设立的,适用人群是老年人和残疾人士。它分为医院保险和医疗保险,它的目的是保障65岁及以上的人士不受高医疗开支的影响。那些患有永久性肾衰和特定残疾的人士也可享受这一保险。

N-Z

National Convention :全国党代表大会

全国党代表大会每隔四年举行一次,来自全国各州的党代表参加会议投票选出该党的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全国党代表大会目前主要起到使大多数选民在各州党内初选表达的意愿正式化的作用。通常,获得最多党代表票的人将会接受该党的总统提名。现在的党代表大会也是总统候选人介绍副手和起草政策主张的平台。

negative ads:负面广告

为争取选民投自己的票而打出的攻击竞选对手人格或从政表现的宣传广告,目的在于丑化对方。

neck and neck:支持率不分上下

两位候选人支持率难分高下。这个短语来自赛马比赛,指两匹马齐头并进,很难分清楚哪一匹在前面,也可以解释为并驾齐驱。现在常用于比赛及竞选活动,指竞争者支持率不分上下,很难预测谁会取胜。

Oval Office:椭圆形办公室

总统通常在白宫西翼的椭圆形办公室办公。白宫三十年代扩建后才有了椭圆形办公室。这个词经常用于形容总统本人。

plurality rule:简单多数原则 指选举中按多数票决定胜出的办法。多数票即某一候选人所获选票数大于任何其他对手,但往往不是总票数的一半。例如一候选人得票30%,另一人也得票30%,而第三人得票40%,第三人便获得了多数票,从而竞选胜利。

public funding:公共资助 指由美国财政部拔款给总统竞选活动作为其部分资金。此款全部来自所得税,美国纳税人在交付联邦所得税时可自愿指定一部分作为竞选捐助。

Patriot Act 爱国法案

作为对“911”恐怖袭击事件所作反应而通过的法案,它赋予政府部门打击恐怖主义的新权力。法律允许在不进行审判的情况下无限期关押被认为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外国人。政府也不需要给犯人提供律师或者宣布有关逮捕疑犯的消息。这一法律也延长了警方监视和搜查疑所住所的权力。自由派人士对这些和包括在法律里的其它强硬措施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们称这危及了民权,它的搜查和关押条款违反了宪法。批评者还认为,这项法律是在恐惧氛围下未进行适当评估的情况下通过的。支持者则认为,这些新权力对于防止美国本土再次遭到恐怖袭击至关重要,为保护基本的安全权可以牺牲其它权利。

Platform:政纲 在美国总统选举政治中,指政党表达其原则和目标的正式书面声明,起草于总统候选人提名程序的尾声。近年来,由于电视越来越注重候选人的个性及其显现给人们的领导才能,政纲的重要性逐渐消失。

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PAC):政治行动委员会

一个为了宣传其成员对特定议题观点而组建的组织,通常进行筹集款项的活动,随后资助支持这一组织立场的候选人。政治行动委员会对候选人的投票记录进行监督,就有关成员感兴趣的议题询问候选人的看法,将收集到的信息交给赞助者。由于联邦法律对个人、公司或工会向候选人提供的资金额进行了限制,政治行动委员会成为向政治进程提供大笔资金和影响选举的重要渠道。

primary election:预选选举 遴选参加某一公职竞选的政党候选人的选举。政府各级的选举都可以有预选,包括地方上的市长选举,选区内的国会众议员选举,全州范围的州长或国会参议员选举,以及总统大选。在"不公开的"("closed ")预选选举中,只有本党的注册党员可以投票。在"公开的"("open")预选选举中,作为合格选民的一个政党的人可以参加另一个政党的预选投票(这些人被称为"cross-over" voters,即"跨党"投票人)。总统预选选举在州一级举行,以显示各州选民希望让谁成为政党总统候选人。按照各州自己的法律,有些州的选民直接投票推选他们属意的候选人,有些州的选民则把票投给"保证"在党的提名代表大会上支持某一候选人的代表。那些安排在竞选进程早期举行的州预选,有时会带来始料未及的结果,使原来呼声甚高的竞选人失去势头,而本来知名度不那么高的竞选人实力激增。预选选举是与"预选会议"不同的一种预选方式。

protest vote:逆反票

明知没有得胜希望、但仍然投给第三党或某个小党的票,目的是表达对两个主要政党的候选人的不满。

pork barrel politics :分肥政治

议员争取到可能有利他或她选区或者竞选资助者的政府拔款项目(肥肉)。

push polling:导向性民意调查 民意测验中使用的一种技巧:向被询问者提出关于某争论事项或关于某候选人的非常具体的问题,用以测出竞选中可能出现的话题。某些不择手段的竞选运动工作者会使用此种技巧,在问题中参杂错误信息或误导信息,即将选民“推离”其竞选对手。

Pro-choice :支持妇女堕胎权利者

这个词用于指那些支持妇女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堕胎的人士。支持妇女堕胎权利者并不一定支

持堕胎行为本身,只是认为妇女有权为自己作出决定。

Pro-life:反堕胎者 这个词是指反对堕胎或允许妇女选择堕胎的政治家和压力团体。一些持这一立场的美国人认为,妇女只应当在遭强奸或者乱伦的情况下才应被允许堕胎,其他人则认为应当完全禁止堕胎。 purple state:紫色州

摇摆州的又一说法,一个州可以投票给民主党(蓝色州)或者共和党(红色州)。

R-W

Reagan Democrat:里根民主党人

指那些在1980年和1984年总统选举中不投票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却投票给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里根的民主党选民,他们这样作主要是因为支持里根的社会和金融政策。这个词目前也指温和派民主人党人,他们比其他民主党人在国家安全或者移民议题上持更为保守的立场。

Red state :红色州

选民倾向于投票给共和党的州。

Roe vs Wade:罗诉韦德案

最高法院1973年作出的堕胎合法的历史性案例,最高法院以7比2的投票结果裁定政府没有禁止堕胎的权力。法院作出这一裁决的根据是妇女有权在家庭事务中作出自由选择,这一权力得到了宪法第14修正案的保护。这一裁决仍是最高法院所作裁决中最具争议性的一个。

Running Mate :竞选伙伴

当一个政党选出总统候选人,这位总统候选人选择一个政治同事来和他或她一同参加总统选举。如果当选的话,竞选伙伴将成为副总统。

redistricting:选区重划

重新划分国会选区的地理界线(国会选区指各州内由联邦众议员代表的选区)。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力争把握州政府重新划分选区的法律和政治机制──通常是通过对州议会的控制,因为在因人口变迁而需要对选区界线做出调整时,控制州立法机制的政党能够通过重新划分选区来加强自己的得票实力。

regionalization:区域化

全美50个州形成非正式的六个区域。在总统预选过程中,区域化是指一个区域内的几个州把预选都安排在同一天举行,从而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本地区对选举进程的影响。

single-member district:单一席位选区

这是美国现行的联邦和州议员的产生办法,即每个选区有一个议员名额,竞选中获简单多数票的候选人当选。单一席位选区制意味着,在一个选区只能有一个政党获胜。与此相对的是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system)。比例代表制的选区范围相对大得多,每个选区有数名议员代表,并且是在同一次选举中按各政党的得票比例产生。

sound bite:话语片段

在广播和电视新闻中反复播放的某个候选人说过的有代表性的只言片语。

spin doctor/spin:抬轿人/抬轿子 由竞选班子雇用的媒体顾问或政治顾问,专门用来确保让候选人在任何场合下都得到最佳宣传报导。例如,在两位总统候选人辩论结束后,双方的"抬轿人"都同新闻界联系,向记者指出他们的候选人在辩论中的优势,要让新闻界,进而要让公众相信,他们的候选人是这场辩论的胜利者。这种媒体顾问的鼓吹做法被称为"抬轿子"。

Second Amendment:第二修正案

也就是所谓美国宪法“有权持有和携带武器”修正案,1791年获得通过。修正案的前言写道:“管理良好的民兵是保障自由州的安全所必需的,因此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但人们对这一措词可进行不同的解读,因此,它成为枪只控制支持者和反对者激烈辩论的一个焦点。反对枪只管制的美国步枪协会认为,这一修正案赋予了美国人拥有枪只不受任何政府管制措施的宪法权利,但是支持控制枪只的人士称,这一修正案是在“荒野西部”时代制订的,只是确保了作为民兵组织中的一员持有武器的权利。

Senate:参议院

通常被认为是美国国会的上院,尽管美国国会的另一院即众议院传统上认为参议院的地位与众议院的地位平等。参议院有100名经过选举产生的成员,每州两人,任期为六年,每隔两年选举三分之一的席位。副总统是参议院议长,尽管他不在任何一个委员会中任职,他只有在表决结果是平局时才有投票权。

Senate Majority Leader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

参议院占多数地位政党的领袖,是美国国会上院最有权力的人,他或她控制着日常的立法项目,并决定辩论分配时间。

Senate Minority Leader:参议院少数党领袖

参议院占少数地位政党的领袖,他或她是参议院少数地位政党的象征性领袖,阐述党的政策立场,试图提交其立法优先项目。

senator:参议员

美国国会上院参议院的成员,每个州有两名(一名资浅参议员和一名资深参议员,由任职时间长度确定)。2008年两党的总统候选人都是参议员,上一次参议员直接当选总统的时间是1960年,肯尼迪参议员当年赢得了总统选举。

soft money:软钱

“软钱”是指在规则和联邦选举竞选法之外筹集的政治资金,它一直是竞选资金改革支持者的主要目标。软钱必须存在州的非联邦政党帐户里,不能用于与联邦选举有关的活动。人们利用一系列司法漏洞来绕过这一规定,直至这样的行为2002年被麦凯恩法因戈尔德法案所禁止。许多州允许个人、公司和工会(它们被禁止直接向联邦候选人提供资金)向州政党提供没有限额的资金。

Speaker of the House:众议院议长

众议院议长是众议院占多数地位政党的领导人(不要与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搞混),他或她既是所属政党的领导人,也是众议院的领导,负责控制辩论和确定立法日程。按照1947年的《总统职位继承顺

序法》,众议院议长是继副总统之后的第二位继承人。

stump speech:竞选讲演 候选人在各地进行竞选活动时经常会发表讲演,发表他们的核心竞选信息,这被称作他们的“竞选讲演”。讲演可以是专门针对特定听众,在竞选期间也可以随着选民关注问题的变化进行调整。这个词来自候选人以前在木桩上向选民发表讲演。进行竞选活动的政治家被称是“在木桩上

supermajority:绝对多数 一些重要的投票需要的票数比简单多数要多,这被称作绝对多数。例如,要通过一条美国宪法修正案就需要美国会两院三分之二的绝对多数赞成票。在参议院,通过借投票表决以终止辩论的提案需要百分之六十的绝对多数。

Super Tuesday:超级星期二 首次在1988年的竞选活动中确定,它指在竞选日历的一个关键日期,通常是在三月初,许多州将在那天举行党内初选。最初,得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田纳西州、路易斯安那州、俄克拉荷马州、密西西比州、肯塔基州、阿拉巴马州、乔治亚州于超级星期二举行党内初选,这些州同一天举行党内初选是希望能够增加南方的影响力,削弱早些时候进行的新罕布什尔州和爱荷华州党内初选的重要性。自那之后,其它一些州也选择于同一天举行党内初选。

Suspending a campaign:暂停竞选

试图获得民主或共和党提名的候选人可以暂停竞选,如果他们想在稍晚时候重新展开竞选或者在党代表大会扮演权力掮客的话。暂停竞选的候选人可以指示已表示投票给他的党代表在党代表大会上支持某位候选人。如果候选人想获得最终提名人将来给他在未来政府某个职务承诺的话,这些党代表票可能是一个讨价筹码。

Swift-boating :快艇攻击(抹黑对手的宣传手段)

如果左派政治家们认为,他们遭到了不公正的攻击或诽谤,他们可能会选择被称为“快艇攻击”的抹黑对手宣传手段。这个词来源于2004年总统竞选期间播放的一系列反对民主党总统选举人克里的广告。一个名为“说出事实的快艇老兵”组织发布的广告里有与克里在越战期间在同一艘快艇上服役的老兵,他们对克里反对越战持批评态度。

Swing states:摇摆州 投票结果尚不能确定的州,最突出的摇摆州是密苏里州,在20世纪成功当选总统的候选人都赢得了密苏里州(艾森豪威尔1956年的总统选举除外)。

town meeting:社民会议

—民选官员或竞选公职的候选人与一批地群众举行的气氛平等的非式会议,与会者可以向官员或候选人直接提问。 跟踪调查(Tracking survey) —使候选人能够在竞选过程中随时了解选民情绪变化的一种民意调查式。调查人在第一次调查中,连续三天晚上向人数相同的选民提问,例如每晚人,三晚共人。在第四天晚上,调查人再向另外人提问,并将他们的回答输入资料库,同时删除第一晚的调查结果。如此循序不断,始终保持最近三天来人的反应。经过一段时间,选举班子可以对调查的全部信息进行分析,观察某些事件对选民态度产生的影响。

Third party:第三党

除共和党和民主党这两个主导美国二十世纪政治生活的政党以外的任何其他政党。

Third-party candidate :第三党候选人 不属于美国两大政党的候选人,他或她既不属于民主党,也不属于共和党。例如,参加08年总统选举的第三党总统候选人是独立人士拉尔夫-纳德尔和自由党候选人鲍勃-巴尔。

Two Americas:两个美国

民主党候选人克里在大选中,指责现任总统布什的经济政策导致美国社会出现严重分化。克里说他眼里有两个美国:一个富人的美国和一个穷人的美国。

Ticket splitting:选票分散

在同一场选举中,把选票投给不同的政党。例如,把票投给投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和共和党的参议员候选人。这种不把选票完全投给一个政党的候选人的做法被称为"分散"

Vice-president:副总统 副总统的主要职责是在在职总统辞职、被弹劾或者死亡时出任总统。副总统的其它宪法责任是主持参议院的会议,在参议院投票出现平局的情况下投票。当参议院对总统进行弹劾审判时,副总统没有投票权。

Voting machine:投票机

供选民在投票站进行投票的机器,它用机械的方式记录和统计选票。投票机有许多种款式,它采用不同的方式来记录选票。由于批评者称电子投票机没有对欺诈采取足够的防范措施,投票机因此受到了越来越严格的审查。

Wedge issue:分化对方支持者的议题 政治家可能提出的一个旨在分化对方支持者的议题,这一议题可能使对方各派支持者之间产生分歧。例如同性恋婚姻可能就是一个分化对方支持者的议题,共和党人可能提议禁止同性恋婚姻以吸引那些在大多数经济议题上支持民主党人、但在社会议题上持保守看法的选民。

527 Organisations :527组织即政治活动组织

来源自美国税典条文,527组织是政治活动组织,它与各个政党或候选人没有正式关系,因此不受竞选开支的限制。自2002年以来,这类组织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凯恩法因戈尔德法案的通过打击了在竞选活动中使用“软钱”的现象。“说出事实的快艇老兵”就是一个527组织,它在2004年总统选举期间发布了一系列反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的广告。

zero-sum game:零和博弈

希拉里,奥巴马,只能有一个人最后代表民主党参选。这就是zero-sum game,译成中文,可以加几个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1. flip flopper 改变立场的人,政策骑墙派

“flip-flop”是“平底人字拖”,但“flip flopper”这个词却与拖鞋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指“骑墙派,反复无常者,改变立场的人”。在表示“翻转、突然转变”意义时,“flip-flop”属于美式说法,其对应的英式说法为“U-turn”。2004年美国大选小布什对阵克里时,“flipflopper”一词被用的最多,克里在许多议题中被指是“flip flopper”。

例句:

Cruz put out a video painting Trump as an unprincipled flip-flopper.

科鲁兹发布视频,把特朗普描绘成一个毫无原则、不断转换立场的人。

2. grass roots 草根群体,底层选民

虽然“grass roots”一词已经存在了一个多世纪,但直到2008年美国大选,它才真正“出人头地”。2008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落幕,打着“变革”旗帜和代表底层选民利益的奥巴马以压倒性优势战胜麦凯恩,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这里的“底层民众”除了是“the ordinary people”外,还可以用“the grass roots”指代。

例句:

The feeling among the grass roots of the Party is that the leaders are not radical enough.

广大基层党员认为他们的领导行事不够彻底。

3. inside baseball 内部信息,极具技术性的信息

美式英语里有很多源于棒球的习惯用语,“inside baseball”就是一例。这个词原意指战术性打法,即依靠团队合作等稳妥策略取胜,而不是一击致胜或依靠明星球员取胜(这种用法在现今棒球比赛中已不常见)。而作为政治术语,“inside baseball”常见于政治新闻报道中,意指“内部信息,极具技术性的信息”。

例句:

Meretz struck out in its primary because of its inside-baseball method.

凭借内部战术,梅雷兹党在预选中脱颖而出。

4. red state / blue state 红色州/蓝色州

在美国大选中,红色代表共和党,蓝色代表民主党。这种红蓝标记法是近年来才兴起的,确切的说,是自2000年美国大选后才被固定下来的。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种紫色州(purple state),又被称为“摇摆州”,指的是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势均力敌的州。

例句:

South Carolina is a deep red state.

南卡罗来纳州几乎就是共和党的地盘。

5. hot button issue/third rail 敏感问题,热点议题,争议性问题/雷区

政客们跟这个词的交集非常多。事实上,在各种大选中,又有哪个话题不是“热点话题、敏感话题”呢?与“hot button”相似的还有一个表达:“third rail”,后者倾向于指“(政治上的)险局,雷区”。试在下面的例句中对比两者意义的不同之处。

例句:

He touched on a number of hot button issues in an interview. 他在采访中谈到了许多热点话题。

Raising taxes has been the third rail of American politics. To touch it is to commit political suicide.

加税一直是美国政治议题中的一个雷区。碰它无异于政治自杀。

6. policy wonk 过度拘泥于政策细节的人

名词“wonk”有“专家,书呆子,工作狂”等意思。通常情况下,“policy wonk”即“政策专家”,但有时也指“过度拘泥于政策细节的人”。至于具体是哪个意思,可根据语境判断。

例句:

He earned a reputation as something of a policy wonk. 他素有政策专家的美誉/大家都觉得他是个政策狂人。

7. filibuster (为拖延或阻止新法律的通过而)发表冗长的演说

美剧《白宫风云》中有一集讲到,白宫正准备庆祝一个法案的通过,但没想到投票开始前,一个来自明尼苏达的参议员在发言时,连续几个小时说个不停,使投票无法进行。这种利用程序阻止议案通过的行为就是“filibuster”。

根据美国参议院的议事规则,在就一项法案或动议进行投票表决前,参议员们要就相关法案内容进行辩论或发表意见,而议员们发言时,时间上没有限制。

例句:

Hillary Clinton said she has no guilt for trying to filibuster

Supreme Court Justice Samuel Alito’snomination while she served in the Senate.

希拉里·克林顿表示,对于自己在担任参议员期间,曾通过演讲拖延对最高法院法官塞缪尔·阿利托的提名一事,她不后悔。

8. -gate “门”类丑闻

关注过时事、历史的人对这个后缀应该不陌生,众所周知的就是水门事件(Watergate scandal)。事实上水门事件也是这个后缀的起源:在1972

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为了取得民主党的竞选情报,共和党参选人尼克松的5名手下闯入位于华盛顿水门大厦的民主党竞选办公室,在偷拍文件时,当场被捕。尼克松因此事辞职,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辞职的总统。后来这个后缀也被引申到体育、流行文化等领域,比如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的比赛用球“放气丑闻”(Deflategate)。

例句:

The concealment of pedophiles reminded me of the Watergate coverup.

对娈童丑闻的遮掩让我想到了水门事件中当事者对报道的打压。

9. stump speech 竞选演讲,政治演说

名词stump本意是“树桩”,也就是树木被砍伐后留在地面上的部分。在美利坚刚被开发的时代,拓荒者砍伐树木、开辟农场,竞选者过来拉票时,往往会站在“树桩”上发表演讲。为了便于记忆,你不妨脑补一下特朗普、希拉里们站在树桩上发表演讲时的情景。

例句:

Hillary Clinton is on her way to Houston, where she will give a stump speech.

希拉里正在赶往休斯顿,她将在那儿发表一场竞选演说。

10. on message (政界人士在公开场合讲话与所在政党的官方观点)一致地,口径一致地

这个不言而喻,任何一个政党的党员都会为本党“带盐”,说话要讲立场,不能信口雌黄。

例句:

The candidate is clearly on-message with the Tory party leader. 这位候选人显然跟保守党领袖观点一致。

11. town hall meeting (领导人)与民众的直接对话

是不是有点像我们的“群众路线”呢!所谓的“town hall meeting”不一定要在“town hall(市政厅)”里举办,任何政治家与民众面对面、就热点问题回答民众提问的会面,都可以称之为“townhall meeting”。 例句: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John Kasich held two town hall meetings in Atlanta.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凯西克在亚特兰大举办了两场与民众见面的活动。

12. dark horse 黑马

“黑马”这个词虽然俗套,但在总统竞选中还真是缺它不可:任何默默无闻的候选人、出奇制胜的竞选者……都有可能完美诠释“dark horse”的真谛。记住不要写成“black horse”。

例句:

John Thune may be Mitt Romney's "dark horse" vice presidential pick.

约翰·褚勒或有可能成为米特·罗姆尼的副总统之选,着实令人意外。

范文九:美国·大选等 投稿:顾毂毃

  2008年11月5日,美国人民作出了一个历史性的选择。历史上第一次,一个黑皮肤的人登上了美国的权力之巅。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奥巴马在芝加哥格兰特公园举行盛大的集会,发表以“美国的变革”为主题的获胜演说。奥巴马表示,美国面临的挑战包括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百年一遇的经济危机以及全球环境问题三大挑战,美国迎来变革时代,并且呼吁美国人民团结起来。

  

  金融・风暴

  

  随着次贷危机愈演愈烈,美国金融业陷入风暴,华尔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由极度恐慌产生的信任危机横扫全球,西方金融系统如同患上心脏病,供血不足,股市暴跌,经济疲弱。各国纷纷出台救市方案,全球联手对抗风暴。

  

  粮食・危机

  

  2008年,粮食危机如瘟疫般四处蔓延。据统计,世界主要粮食价格自2005年来已上涨80%。2008年3月,大米价格达到19年来最高,小麦价格创下28年来最高。2008年4月11日,联合国粮农组织警告称,粮食骚乱已经在数个非洲国家、印尼、菲律宾以及海地等国家发生,如果全球粮食大国不采取有力的措施抑制粮食价格,发展中国最近出现的“粮食骚乱”有可能进一步蔓延。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出,37个国家面临粮食危机。世界银行发布警告称,由于粮食和能源价格达到连续6年来的最高点,墨西哥、也门等33个国家可能面临“社会动荡”。

  

  

  

范文十:美国怎么大选 投稿:范獶獷

How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Elected

Start with the Constitution. The basic process of selecting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spelled out in the U.S. Constitution, and it has been modified by the 12th, 22nd, and 23rd amendments. Many additional steps have been added over the years, by custom and by state law -- the process has changed quite a bit over time.

Who Can Run? The President and Vice-President are elected every four years.

They must be at least 35 years of age, they must be native-born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y must have been residents of the U.S. for at least 14 years. (Also, a person cannot be elected to a third term as President.)

How Do the Political Parties Choose Their Candidates? That's up to the political parties. Most political parties hold conventions, which are large meetings attended by "delegates." Some delegates are selected by state “primary” elections, some are selected by state

caucuses (very much like primaries, except with public voting instead of secret ballots), and some are chosen for their prominence in the

party. A majority of delegate votes is needed to win the party's

nomination. In most cases, the delegates let their chose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select a vice-presidential candidate.

Candidates for President and Vice-President Run Together. In the general election, each candidate for President runs together with a candidate for Vice-President on a "ticket." Voters select one ticket to vote for; they can't choose a presidential candidate from one ticket and a vice-presidential candidate from another ticket.

The Electoral College. The national presidential election actually consists of a separate election in each of the 50 states and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in these 51 elections, the voters are really voting for “electors" pledged to one of the tickets. These electors make up the "Electoral College." (In most cases, the names of the electors aren't written on the ballot; instead the ballot lets voters choose among “Electors for" each of the tickets, naming the presidential and vice-presidential candidates each slate of electors is pledged to.)

Each state has the same number of electors as it has senators and representatives (there are two senators from each state, but the number of representatives depends on the state population in the

most recent census).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although it isn't a state, also participates in presidential elections -- it currently has three electors.

The People in Each State Vote for Electors in the Electoral College. In most of the states, and also in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the election is winner-take-all; whichever ticket receives the most votes in that state (or in D.C.) gets all the electors. (The only exceptions are Maine and Nebraska. In these states, just two of the electors are chosen in a winner-take-all fashion from the entire state. The remaining electors are determined by the winner in each congressional district, with each district voting for one elector.)

The Electoral College Votes for the President. The Electoral College then votes for President and for Vice-President, with each elector casting one vote; these votes are called electoral votes. Each elector is pledged to vote for particular candidates for President and

Vice-President. In most elections, all the electors vot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ledge they made; it is not clear what would happen in the unlikely event that a large number of electors violated their pledge and voted differently.

Normally, one of the candidates for President receives a majority (more than half) of the electoral votes; that person is elected

President. That candidate's vice-presidential running mate will then also receive a majority of electoral votes (for Vice-President), and that person is elected Vice-President.

If There's No Electoral College Winner,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Chooses the President. In the rare event that no presidential candidate receives a majority of the electoral votes, then the

President is chosen instead by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top three presidential vote-getters in the Electoral College; each state delegation in Congress casts one vote. (The Vice-President would be chosen from the top two vice-presidential vote-getters by the Senate.)

This is bizarre! Does it really work this way? Yes. There are many arguments pro and con the Electoral College, but this system does guarantee that the person elected President has substantial support distributed throughout the U.S. The Electoral College has also been a major factor in the United States' long-term political stability.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