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评审委员会_范文大全

商标评审委员会

【范文精选】商标评审委员会

【范文大全】商标评审委员会

【专家解析】商标评审委员会

【优秀范文】商标评审委员会

范文一: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商标评审的类型 投稿:傅巴巵

商标评审委员会和商标评审的类型

商标评审委员会是一个行政执法机构,但是根据法律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对商标评审事宜独立行使裁决权,不受行政或者其他因素的影响。除法律另有规定的情形以外,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商标争议案件实行合议制度,由商标评审人员组成合议组进行审理。合议组审理案件,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商标争议案件采取书面审理方式。 商标评审的类型有哪些呢?

1、当事人对商标局驳回商标注册申请不服的复审;

2、当事人对商标局异议裁定不服的复审;

3、当事人对商标局驳回注册商标转让申请不服的复审;

4、当事人对商标局撤销注册商标不服的复审;

5、当事人对商标局撤销注册不当商标不服的复审;

6、在先商标权利人对注册商标提出争议申请;

7、任何单位或个人对认为注册不当商标提出撤销的申请。

然而,商标评审的途径如下,国内申请人提交评审申请,可以委托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认可的商标代理组织代理,也可以直接办理。

外国人或外国企业申请商标评审事宜,应当委托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指定的商标代理组织代理。

当事人委托商标代理组织申请商标评审事宜的,应当交送代理人委托书一份。代理人委托书还应当载明代理内容及权限,外国人或者外国企业的代理人委托书还应当载明委托人的国籍。

外国人或者外国企业申请或者参加商标评审,应当使用中文。代理人委托书和有关证明的公证、认证手续,按对等原则办理。外方书件应当附中文译本。

范文二: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行政纠纷案一审 投稿:赖泶泷

侯昱臣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行政纠纷案一审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7-5-8)
侯昱臣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行政纠纷案一审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07)一中行初字第308号

原告侯昱臣,男,1965年5月7日出生,汉族,住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南湖新村中街62栋106号。
委托代理人刘文彬,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丹丹,北京市集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侯林,主任。

委托代理人乔烨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

委托代理人赵春雷,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

第三人长春榆树大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吉林省榆树市向阳路212号。

法定代表人王新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曹军,北京市正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胡洁,北京市亿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侯昱臣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07年1月8日作出的商评字〔2006〕第4491号《关于第1719117号“榆树神”商标争议裁定书》(简称第4491号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07年2月2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长春榆树大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榆树大曲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07年4月11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侯昱臣的委托代理人刘文彬、周丹丹,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赵春雷,第三人榆树大曲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曹军、胡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4491号裁定系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第三人榆树大曲公司就第1719117号“榆树神”商标(下称争议商标)提出的商标争议申请而作出的。该裁定认定:一、争议商标经核定使用的含酒精饮料商品与引证商标“榆树”经核定使用的酒商品属于类似商品。争议商标“榆树神”为纯文字商标,引证商标由文字“榆树”和图形组成,通常情况下,在文字与图形组合商标中,文字为该商标中的显著认读部分。争议商标“榆树神”与引证商标的主要认读部分“榆树”在文字构成、排列、读音及含义等方面相近,使用在类似商品上易引起相关消费者混淆误认,构成了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第三人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引证商标使用在酒商品上已成为驰名商标;三、第三人主张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第十六条的理由不能成
立;四、针对第三人所述其早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即在酒商品上广泛使用“榆树神”商标且已有一定影响的情况,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在答辩中称“申请人对商标的使用和宣传……,而是在酒的外包装上体现为‘榆树牌榆树神’”,即对第三人所述情况表示承认。依据《商标评审规则》第四十条第二款的规定,可以认定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第三人已在酒商品上使用“榆树神”商标并有一定影响,而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对第三人在酒商品上使用“榆树神”商标这一事实也明确知悉。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已经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综上,鉴于第三人所提部分争议理由成立,被告依照商标法第十三条、十六条、二十八条、三十一条、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将原告在第33类含酒精饮料商品上注册的争议商标予以撤销。

原告侯昱臣不服第4491号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称:一、争议商标“榆树神”与引证商标“榆树及图”并不属于近似商标。争议商标由“榆树神”三个字体相同、大小一致的文字组成,引证商标则由“榆树”文字和图形共同组成,其中“榆树”文字字体特殊,从视觉效果上并不容易直接识别,同时相对于文字而言,引证商标的图形部分非常醒目、显著,具有识别力。何况仅就两商标的文字部分来看,争议商标“榆树神”与引证商标的文字部分“榆树”在文字构成、读音、含义方面也存在显著区别,使用在酒商品上并不会引起相关消费者的混淆、误认。故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并不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二、争议商标原权利人梅河口市酒业有限公司并未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第三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在商标评审期间,第三人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对争议商标有在先的使用行为,更没有举证证明其对争议商标的使用已经使争议商标具有了一定影响,也没有证据证明争议商标原权利人注册争议商标使用了不正当手段,故争议商标原权利人不存在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行为,被告据此撤销争议商标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第4491号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撤销。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一、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被告坚持第4491号裁定中对于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认定意见;二、第三人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提交的证据虽然不足以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之前第三人在酒商品上已经
使用了该商标并使其产生了一定影响,但鉴于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在答辩意见中对第三人在先使用争议商标并使之产生了一定影响的情况已经予以承认,依据《商标评审规则》四十条第二款所规定的自认原则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并无不当。综上所述,请求人民法院维持第4491号裁定。

第三人榆树大曲公司陈述意见称:2007年1月8日,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4491号裁定针对的是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梅河口市酒业有限公司,现其没有在法定的起诉期限内提起诉讼,应视为第4491号裁定的内容已经生效。原告从梅河口市酒业有限公司受让争议商标之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核准梅河口市酒业有限公司转让争议商标的行为发生在第4491号裁定作出之后。原告虽然从梅河口市酒业有限公司受让了争议商标,但受让行为发生时争议商标已经是一个存有争议的商标,在转让行为没有生效前又被第4491号裁定所撤销且商标出让人同意了该裁定,说明受让行为是无效的。所以,原告不属于行政诉讼法上所规定的利害关系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其起诉。

经审理查明:

引证商标“榆树及图”由吉林省榆树县造酒厂提出注册申请并于1979年10月31日被商标局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酒,商标注册证号为103829,经续展后的专用期限至2013年2月28日。2000年11月28日,引证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给榆树大曲公司。引证商标系一图文组合商标,由圆圈图形和圈内的榆树文字组成,其中的榆树文字以特殊字体书写。

争议商标“榆树神”由案外人梅河口市酿酒有限责任公司于2000年12月29日提出注册申请,被核准注册后的专用期限自2002年2月21日至2012年2月20日。争议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含酒精饮料,商标注册证号为1719117。2003年8月21日,争议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给梅河口市酒业有限公司。2007年1月28日,争议商标经核准转让给侯昱臣。争议商标为文字商标,由以隶书书写的“榆树神”三文字构成。

榆树大曲公司于2004年2月24日,以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八条和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为由,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争议商标的争议申请。在商标评审程序中,榆树大曲公司于2004年2月18日提交的《注册商标争议裁定申请书》中有“自1970年始申请人(榆树大曲公司)即使用该商标(争议商标)至今,是有一定影响的吉林省著名商标”的表述。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梅河口市酒业有限公司于2004年9月16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注册商标争议答辩书》中有“申请人(
榆树大曲公司)注册商标为‘榆树’,然而,申请人在商标的使用和宣传中并非为‘榆树’,而是在酒的外观包装上体现的为‘榆树牌榆树神’”的表述。2007年1月8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4491号裁定。

在本案的庭审过程中,商标评审委员会承认第4491号裁定对于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认定并无证据支持,而是建立在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自认的基础上,但其同时认可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提交的《注册商标争议答辩书》中没有对第三人已经在先使用了争议商标并使其产生了一定影响的明确认可。

另查,原告侯昱臣在庭审过程中明确表示其认可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为类似商品,各方当事人亦均认为引证商标的主要认读部分为文字“榆树”。

以上事实,有第4491号裁定、第103829号引证商标注册证及其核准转让注册商标证明、第1719117号争议商标注册证及其核准转让注册商标证明、《注册商标争议裁定申请书》、《注册商标争议答辩书》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一、 关于原告是否系本案的适格主体。

根据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司法机关有权对于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涉及商标权效力的行政裁决进行司法审查,且司法审查对于商标有效性的判断具有终局效力。被告作出的第4491号裁定虽然撤销了争议商标的注册,但在司法机关尚未对其效力作出终局裁决之前该裁定并未生效,争议商标亦仍然为一个合法有效的注册商标。因此,侯昱臣通过合法的受让行为取得争议商标现权利人的地位受到法律保护,其有权在法定期限内对第4491号裁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第三人关于原告非本案适格主体的意见显属对于现行法律的错误理解,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二、关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

根据本院已经查明的事实可知,被告在第4491号裁定中认定争议商标申请注册的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系依据《商标评审规则》第四十条第二款所规定的自认原则,而非以任何证据为基础。对此本院认为,自认原则的适用以当事人对于案件事实给予明确认可为前提,任何模糊或者不完整的陈述均不能构成当事人的自认,更不能对当事人自认的内容进行推定。具体到本案,从被告提供的现有证据看,争议商标的原权利人在商标评审程序中并未作出过任何关于第三人在先使用争议商标的时间和争议商标知名度
的明确认可或者表述,被告在庭审过程中亦对此不持异议。因此,被告对于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认定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三、关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33类酒,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33类的含酒精饮料,被告认定二者指定使用的商品为类似商品各方均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引证商标为图文组合商标,但引证商标中的图形构图简单,各方当事人也均认为引证商标中的文字“榆树”为主要认读部分。将引证商标中的文字“榆树”与争议商标“榆树神”相比,二者的差别仅在于字体和争议商标中的“神”字,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有可能会对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所代表的相关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或认为二者之间存在某种特定的联系。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并且指定使用在与引证商标相类似的商品上,被告依据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对争议商标的注册予以撤销的裁定是正确的,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侯昱臣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4491号裁定虽然在部分认定上存在错误,但并未对裁定的结果构成实质性影响,故本院在对其不当行为予以纠正的基础上,对本裁定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06〕第4491号《关于第1719117号“榆树神”商标争议裁定书》。

案件受理费一千元,由原告侯昱臣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范文三:广东省著名商标评审委员会 投稿:毛灳灴

广东省著名商标评审委员会

关于广东省著名商标认定和管理的实施细则

(经广东省著名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二次常务委员会议审定通过,现予发布,自2013年9月10日起施行。)

第一章 总则

第一条 为规范广东省著名商标认定工作,推动商标战略的实施,根据《广东著名商标认定和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广东省人民政府2012年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事项目录(第一批)》(粤府令第169号)、《印发政府向社会转移职能工作方案的通知》(粤机编[2012]22号)、《广东省著名商标认定职能转移承接协议》,制订本实施细则。

第二条 广东省著名商标(以下简称著名商标)的认定和管理,适用本实施细则。

本实施细则有关商品商标的规定,适用于服务商标。

第二章 著名商标的申请

第三条 著名商标认定的申请和撤回由申请人自愿提出。

第四条 《规定》第六条所称注册商标自核准注册之日起连续使用满3年并继续有效,包括:

(一)申请认定商标应当是国内有效的注册商标,该商标核准注册时间及连续使用时间届满3年。

(二)申请认定商标办理变更的,应当取得商标局的《核准变更证明》;申请认定商标是转让、移转的,应当取得商标局的《核准转让证明》。

(三)申请认定的商标、实际使用的商标应当与《商标注册证》核准的商标一致。

第五条 《规定》第六条所称该商标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包括:

(一)申请人及申请认定商标应当具有良好的市场信誉。

(二)申请人注重对申请认定商标的广告宣传,该商标在相关公众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第六条 《规定》第六条所称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品质量优良,具有良好的信誉,包括申请人应当确保商品质量,近三年使用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品在国家或者省级质量监督抽查中没有不合格记录。

第七条 《规定》第六条所称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品近3年来的年销售量、营业收入、净利润、纳税额等主要经济指标在本省同行业中居领先地位,销售区域较为广泛,包括:

(一)使用申请认定商标的商品近3年的营业收入原则上应当逐年增长,在省内同行业中位居前列,且最后1年的营业收入不低于前3年认定的同类商品的平均值(取前3年已认定的同类商品商标的经济指标,各去掉20%的最高值和最低值后再计算平均值);对于涉及农、林、牧、副、渔的商品、国家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商品,依据行业协会或者相关部门的评价意见及其在相关公众中的知名度进行综合评价,可认定单项特色商品;对以往未认定过的行业所涉及的商品,依据行业协会或者相关部门的意见,应当在同行业中名列前茅。

(二)申请认定商标的商品近3年的销售区域应当涉及5个以上地级市或者2个以上省、自治区、直辖市;对于涉及农、林、牧、副、渔的商品、国家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商品,考虑其商品的特殊性,销售区域可以适当降低为2个以上地级市或者1个以上省、自治区、直辖市;在申请认定的服务项目中,涉及不动产出租及管理、房地产、餐饮、旅行安排、商业连锁经营等服务项目的,其服务区域应当达到2个以上地级市。

延续不适用本条规定。

第八条 申请人申请认定著名商标,除应当具备《规定》第六条及本实施细则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规定的条件外,还应当符合以下条件:

(一)申请认定的商品、实际产品应当在《商标注册证》核定使用范围内,并且一致。

(二)使用申请认定商标的商品应当符合国家有关产业政策的规定。

(三)生产国家许可或者强制性管理的商品应当获得相应批准证书。

第九条 两个以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共同注册的同一商标,各申请人应当符合《规定》第六条及本实施细则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的规定。

第十条 申请人申请认定著名商标,除《规定》第七条第(五)项所规定的审计报告、完税证明和同行业排名(或者市场占有率)证明应当提交原件外,可以提交复印件。申请人提交的材料应当真实有效。

依照《规定》及本实施细则提交的各种证件、证明文件和证据材料是外文的,应当附送中文译文;未附送的,视为未提交该证件、证明文件或者证据材料。

第十一条 《规定》第七条所称申请人的资格证明,包括营业执照、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或者自然人的身份证等。

第十二条 《规定》第七条所称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标注册证》及商标连续使用满3年的证明材料,包括:

(一)申请认定商标的《商标注册证》及其所有变更、续展、转让、移转证明;

(二)最早使用以及连续使用申请认定商标的商品的发票、合同、广告;

(三)申请认定商标的黑白图样电子版。

第十三条 《规定》第七条所称带有该商标标识的商品实物照片,应当提交在申请认定商品上实际使用该商标的标识、或者标识的照片及其电子版。

第十四条 《规定》第七条所称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品销售区域的证明材料,包括:

(一)国内销售经营情况,应当提交每一销售地区每年1—2张有效销售发票复印件作为证明材料;

(二)境外销售经营情况,应当提交每一国家或者地区每年1—2张有效销售发票、或者海关出口报关单复印件作为证明材料。

第十五条《规定》第七条所称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品近3年的年销售量、营业收入、净利润、纳税额、市场占有率等主要经济指标的证明材料,包括:

(一)主要经济指标包括被许可人的,应当提交被许可人的资格证明、商标使用许可合同以及商标局出具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通知书》。

(二)申请认定商标是申请人或者被许可人的总商标或者唯一使用的商标的,提交审计报告及完税证明;申请人或者被许可人使用多件商标的,应当提交使用申请认定商标商品的专项审计报告及完税证明。

(三)申请人或者被许可人享受税收优惠政策的,应当提供相关证明。

(四)完税证明包括内销企业提交的完税证明,出口型企业提交的完税证明及应免抵税额证明。

第十六条《规定》第七条所称申请认定著名商标的商品为出口商品的,应当提供其商标在相关国家(地区)的注册情况,包括提交其商标在相关国家(地区)取得商标注册或者提出商标注册申请的证明。

第十七条 《规定》第七条所称商标使用、管理和保护情况,应当提交申请人的《商标使用管理制度》作为证明材料。

第十八条 《规定》第七条所称该商标专用权遭受侵害的情况,可以提交行政处罚决定书、法院判决书(裁定书)或者和解协议等证明材料。

第十九条 《规定》第七条所称证明该商标著名的其他材料,包括:

(一)申请认定商标近三年的广告发布情况,应当提交每一地区每一媒体每年1—2张广告发票复印件作为证明材料,广告发票无法证明广告覆盖范围的,应当同时提供相应的广告合同。

(二)申请人市场信誉、资质、自主创新能力等方面的证明,可以提交近5年由省级以上相关部门出具的相关证明,包括驰名商标、名牌产品、中华老字号、强制性产品认证证书、节能产品认证证书、环境管理体系认证证书、国家重点新产品、星火计划项目、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起草单位、高新技术企业、专利证书(发明、实用新型)、守合同重信用企业等。

第二十条 申请人认为其符合《规定》及本实施细则的规定,拟申请著名商标认定的,可以通过广东商标网下载著名商标申请录入程序,按照程序要求录入相关信息,形成数据文件后,连同书面材料一并报送广东省著名商标评审委员会秘书处(以下简称“评审委员会秘书处”)。

第二十一条 两个以上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共同注册的同一商标,应当共同提出申请。

第二十二条 申请人在申请认定的同一类别的多种商品上同时使用了多件注册商标的,可以一并提出申请。

第三章 著名商标的审查

第二十三条 评审委员会秘书处对收到的申请材料,应当依据《规定》及本实施细则的规定进行初步审查:

(一)申请人提交材料是否齐备。

(二)可对申请人或者被许可人申报情况进行现场核实。

根据初步审查情况,决定予以受理的,应当向申请人出具《受理通知书》,同时上传数据文件;决定不予受理的,应当向申请人出具《不予受理通知书》。

第二十四条 广东省著名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评审委员会”)应当每年向社会公告著名商标申请有关事项。

评审委员会秘书处接收当年著名商标申请材料时间由评审委员会公告通知确定。

第二十五条 申请人对评审委员会秘书处作出的不予受理决定有异议的,可以自收到通知之日起7日内,向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

评审委员会应当自收到复审申请之日起20日内作出复审决定。异议成立的,向申请人出具《受理通知书》;异议不成立的,不予受理,向申请人出具《不予受理通知书》。

第四章 著名商标的评审、认定

第二十六条 评审委员会秘书处负责著名商标评审认定的日常工作。 第二十七条 评审委员会秘书处应当对申请材料进行审查、核实,向有关管理部门和行业协会征求意见;对申请人、被许可人申报情况需要进一步调查的,可进行现场核实。

根据审查核实情况,提出书面审核意见报评审委员会评审。

第二十八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对公示拟认定的著名商标提出异议的,应当实事求是,并自公示发布之日起7日内以实名方式向评审委员会提出。

对非实名提出的异议申请,评审委员会应当不予受理。

第二十九条 评审委员会负责对申请人的注册商标是否具备著名商标资格进行评审,对公示被异议的商标、不予认定提出异议的商标和拟撤销的著名商标进行裁决。

评审委员会评审或者裁决采用实名制方式,表决应当有4/5以上委员参加,2/3以上表决同意的,评审或者裁决有效。

第三十条 未通过评审或者在公示期间被异议,经评审委员会裁决异议成立的,向申请人出具《不予认定通知书》。

第五章 著名商标的延续、转让、变更、撤销

第三十一条 著名商标有效期届满申请延续的,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申请人应当是广东省著名商标所有人;

(二)申请延续的商标和商品应当是原认定的商标和商品;

(三)符合《规定》第六条及本实施细则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第八条、第九条的规定。

第三十二条 申请人申请延续著名商标,应当按照《规定》第七条及本实施细则第十一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二)项的规定提交证明材料。

第三十三条 《规定》第十七条所称著名商标于转让时失效,包括一并申请认定的多件注册商标,部分注册商标转让的,被认定的著名商标全部失效。

第三十四条 下列情形属于《规定》第十九条第(三)项所称著名商标的变更:

(一)商标主体的文字、字母相同但字体作了改变的;

(二)原认定商标的文字、字母不变或者改变了字体,增加了图形构成组合商标的;

(三)原认定以文字、字母为主体的组合商标,文字、字母不变或者改变了字体,删除或者改变了图形的。

第三十五条 申请人申请变更著名商标,应当填写《广东省著名商标变更申请表》,并提交以下证明材料:

(一)申请人的资格证明,包括营业执照、事业单位法人证书、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或者自然人的身份证等;

(二)企业登记主管机关出具的企业名称、住所变更证明;

(三)申请变更、增加或者更换商标的《商标注册证》及其变更、续展、转让、移转证明。

(四)《广东省著名商标证书》复印件。

第三十六条 评审委员会秘书处对申请材料进行审查、核实。对属于《规定》第十九条及本实施细则第三十四条规定,申请材料齐全的,向申请人出具《变更申请受理通知书》。申请材料需要补正的,向申请人发出《补正通知书》。申请人逾期不补正的,视为放弃申请。对不属于《规定》第十九条及本实施细则第三十四条规定的,向申请人出具《不予受理变更申请通知书》。

同意变更的,向申请人出具《广东省著名商标变更证明》。

第三十七条 在著名商标有效期内,认定为著名商标的产品以假充真,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在国家或者省级质量监督抽查中被检出不合格,或者发生安全事故,以及有重大质量投诉并经查证属实的,属于《规定》第二十四条第一款所称撤销著名商标的情形。

第六章 附则

第三十八条 《规定》及本实施细则所指的相关部门因机构调整发生变化的,由继续行使其职能的单位履行相应职责。

第三十九条 《规定》及本实施细则所称广东省著名商标,是指在市场上具有较高信誉、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并依照《规定》及本实施细则予以认定的国内有效注册商标。

申请人,是指申请认定或者延续商标的所有人,是本省行政区域内依法设立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户籍在本省行政区域内的自然人。

被许可人,是指由申请认定或者延续商标的所有人通过签订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的方式,允许其在申请认定或者延续商标的有效期内,使用该商标的商标使用人。

认定申请,是指申请人根据《规定》及本实施细则,拟将其注册商标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向评审委员会秘书处提出的申请。

延续申请,是指著名商标所有人根据《规定》及本实施细则,在其著名商标有效期届满前6个月内,为保留著名商标资格而向评审委员会秘书处提出的申请。

第四十条 《规定》及本实施细则中关于届满、提交证明材料等时间的计算,均以评审委员会秘书处受理的日期为截止日期。

本实施细则中的“以上”、“以下”均包含本数。

第四十一条 《规定》及本实施细则有关著名商标的公示、公告,由评审委员会统一在广东商标网(http://www.gdta.com.cn)上发布。

申请人可以从上述网站下载使用《广东省著名商标认定申请表》、《广东省著名商标延续申请表》和《广东省著名商标变更申请表》。

第四十二条 本实施细则自2013年9月10日起施行。

著名商标有效期届满申请延续的,适用本实施细则。

范文四:内蒙古自治区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评审规则 投稿:董塬塭

内蒙古自治区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评审规则

【发文字号】 内政办字[2005]73号

【颁布时间】 2005-03-21

【实施时间】 2005-03-21

为保证著名商标认定工作的公平、公正和权威性,根据《内蒙古自治区著名商标认定和保护办法》(政府令[2004]第136号)的有关规定,制定内蒙古自治区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评审规则。

第一条 内蒙古自治区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委员及其工作人员在认定过程中应当遵循公平、公正,科学合理,实事求是的原则。

第二条 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委员要有一定的商标专业知识,在相关行业中有一定的知名度、并是所在行业中的代表、专家。内蒙古自治区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委员每届任期为三年,可以连任。

第三条 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委员及相关工作人员在著名商标认定过程中与申请人有利害关系的应当主动申请回避。申请人认为认定委员会委员及相关工作人员在著名商标认定工作中有利害关系的可以提出回避申请。

第四条 工作人员在受理著名商标的申请材料时,不得对申请材料进行评价,只负责对申请人提交的材料进行登记、保存等工作,并对所报材料委会保管,做好保密工作。

第五条 材料不合格需补正或退回材料都要以书面形式进行,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的全体委员及相关工作人员不得私自与申请人进行有关著名商标认定前的私下联络。

第六条 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的全体委员及相关工作人员要严格执行著名商标认定有关规定,不得以认定著名商标为名利用职务之便向申请人索要财物、收受贿赂;不得将著名商标申请人的材料泄密;不得串通申请人对申请材料弄虚作假,骗取内蒙古著名商标。

第七条 纪检监察等部门对著名商标认定过程实行监督,内蒙古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委员要在纪检监察等部门的监督下进行投票表决、记票。

上传者 知盟网 http://www.zhimengwang.com

第八条 著名商标认定委员会委员及相关工作人员违反本规则规定的,认定委员会取消其委员资格。

范文五:资生堂诉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 投稿:高斢斣

资生堂诉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一中知行初字第1542号

行政判决书

原告株式会社资生堂,住所地日本国东京都中央区银座七丁目5番5号。

授权签署人岩井恒彦,执行董事兼质量保证部部长。

委托代理人左玉国,北京市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蒋洪义,北京市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许瑞表,主任。

委托代理人于智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原告株式会社资生堂(简称资生堂)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09年12月14日做出的商评字[2009]第34382号关于第5990969号“泊美”商标驳回复审决定(简称第34382号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0年4月1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6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资生堂的委托代理人左玉国,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于智博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34382号决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就资生堂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做出的驳回决定所提复审申请而做出的,该决定认定:第5990969号“泊美”商标(简称申请商标)与第5922655号“BOMEI泊美”商标(简称引证商标)的中文部分文字构成、呼叫相同,已构成近似商标。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

定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两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资生堂关于引证商标违反诚信原则的主张,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申请商标予以驳回。

原告资生堂不服第34382号决定,诉称:我方在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时一并请求其暂缓审理,我方将要求欧礼撤回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或等待引证商标初审公告后对引证商标提起异议,待引证商标异议审查终结后再行审理本案。目前,我方已于2009年12月4日对引证商标提出异议申请。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审查本案时,须以商标局对引证商标的审理结果作为依据。在商标评审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商标战略年度发展报告(2008)》中明确指出“截止2008年底,除引证商标等需要前置程序确权的特殊情况外,驳回复审已审理到2008年9月申请的案件,根本扭转了驳回复审案件的积压状态。”但商标评审委员会却违反此类案件的程序原则和审查惯例,迳行驳回了我方复审请求。我方标有“泊美”商标的化妆品几乎覆盖中国所有省份,享有很高知名度。欧礼是我方代理商,未经授权以其名义申请注册引证商标,具有明显恶意。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第34382号决定,完全剥夺了我方就申请商标对原申请日所享有的权益。综上,请求法院判决撤销第34382号决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其坚持在第34382号决定中的理由,认为该委审理本案期间,引证商标仍为在先申请商标。基于引证商标的在先权利,第34382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07年2月17日,案外人欧礼向商标局申请在第21类梳妆刷、化妆用具、化妆品清洗用具(非电)、梳妆盒、粉扑、眉刷、香水喷瓶、眼影刷、睫毛刷商品上注册第5922655号“BOMEI泊美”商标(即引证商标),并被初步审定公告。

2007年4月10日,资生堂向商标局申请在第21类梳子、梳妆海绵、家用海绵、沐

浴海绵、刷子(画笔除外)、日用玻璃器皿(包括杯、盘、壶、缸)、瓷器、陶器、擦皮肤用摩擦海绵、化妆用具商品上注册第5990969号“泊美”商标(即申请商标)。

2009年6月15日,商标局发出商标部分驳回通知书,决定初步审定在梳子、梳妆海绵、家用海绵、沐浴海绵、刷子(画笔除外)、日用玻璃器皿(包括杯、盘、壶、缸)、瓷器、陶器上使用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驳回在擦皮肤用摩擦海绵、化妆用具上使用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理由为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在类似商品上近似。

2009年7月3日,资生堂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理由为:引证商标违反诚信原则,不应被核准注册;资生堂将要求欧礼撤回引证商标的注册申请或对引证商标提起异议申请,待引证商标撤回注册申请或在异议中被驳回后再审查本案。

2009年12月14日,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第34382号决定,申请商标予以驳回。 另查,资生堂在本案庭审中表示,其对于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不持异议。

再查,2009年12月4日,资生堂就初步审定的引证商标向商标局提出异议;2010年3月8日,商标局受理该异议申请。但资生堂未将上述异议申请材料向审查本案的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

以上事实有申请商标和引证商标档案、商标部分驳回通知书、驳回商标注册申请复审申请书、资生堂在行政审查程序中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相关文件及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在本案诉讼阶段,资生堂还向本院补充提交了《中国商标战略年度发展报告(2008)》复印件、商评字[2007] 第12891号决定复印件,意在证明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第34382号决定违反其审查惯例;资生堂还向本院补充提交了与引证商标申请人欧礼的商业往来材料复印件,意在证明引证商标申请注册违法;商标局认定资生堂其他商标驰名的打印表格,意在证明其商标商业价值巨大。上述材料在行政审查阶段未向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

并非商标评审委员会据以做出第34382号决定的依据,且资生堂未就补交向本院说明充分且正当的理由,故上述材料不能作为审查第34382号决定合法性的依据,本院不予接纳。

本院认为:

鉴于资生堂在本案庭审中明确表示对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不持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商标评审委员会是否应当依资生堂的申请而中止对申请商标的复审审理,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第34382号决定是否违反法定程序。

商标评审委员会审理不服商标局驳回商标注册申请决定的复审案件,除应当适用商标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和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外,还应当针对商标局的驳回决定和申请人申请复审的事实、理由、请求以及评审时的事实状态进行评审。本案中,首先,资生堂虽已就引证商标提出异议,但在评审时引证商标仍为有效的在先申请商标。其次,在商标局于2009年6月15日以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在类似商品上近似为由,部分驳回其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后,资生堂没有在2009年9月6日引证商标被初步审定后,迅速向商标局提出异议,而是延迟至2009年12月4日才向商标局提出异议,而且没有将其上述异议申请材料向审查本案的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有怠于行使权利之嫌。因此,资生堂认为商标评审委员会对申请商标的驳回复审案件的审查应当等待引证商标异议案件之裁定结果的诉讼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第34382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的商评字[2009] 第34382号关于第5990969号“泊美”商标驳回复审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原告株式会社资生堂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株式会社资生堂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强刚华

代理审判员 姜庶伟

人民陪审员 韩 涛

二 ○ 一 ○ 年 十 一 月 二 十 五 日

书 记 员 宋 晖

范文六:佛山顺德创格诉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行政纠纷 投稿:杜邲邳

佛山顺德创格诉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行政纠纷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8-12)

佛山顺德创格诉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行政纠纷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0)一中知行初字第875号

原告佛山市顺德区创格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容桂高新

技术产业开发区新有东路7号。

法定代表人孔星,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孟斌,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宁崇怡,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

号。

法定代表人许瑞表,主任。

委托代理人麻艳彬,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原告佛山市顺德区创格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

评审委员会于2009年11月2日作出的商评字[2009]第29009号关于第5576572

号“CG-ELEC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下称被诉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

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0年3月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

年5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刘孟斌、被告的委托代理

人麻艳彬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在被诉决定中认为:第5576572号“CG-ELEC及图”商标(下称申请商标)

由字母组合“CG-ELEC”及图形构成,第1197107号“CEGELEC”商标(下称引

证商标)由字母组合“CEGELEC”构成,字母部分为两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申

请商标字母部分与引证商标在字母构成、呼叫上较为近似,且均为无含义字母组

合,二者难以区分。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电保险丝等

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上相同,属于类似商品,两商标共存于上

述类似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因此,两商标已构

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经过长期

使用,从而能与引证商标显著区分。综上,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下称《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决定申请予以驳回。

原告诉称:申请商标为申请人独创设计,为消费者所熟悉,符合商标独创性、显

著性的要求。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存在显著区别,在商标要素组合、呼叫、含义

或整体外观方面均存在显著的差异,不构成近似商标。在功能用途、销售区域和

消费群体上,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有所区别。因产品品质优良,申请商标经过长

期的使用,已为相关消费群体所熟知,具备商标的显著性特征。综上,申请商标

与引证商标区别明显,故请求撤销被诉决定。

被告辩称:申请商标的字母组合部分为其显著识别部分,与引证商标在字母构成、

呼叫上较为接近,且二者无含义以资区分。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与引证商标

核定使用的电保险丝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上相同,属于类似

商品,两商标共存于上述类似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

认。因此,两商标已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原告列举的其他商标与

本案不同,不能成为判断申请商标显著部分的依据。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

申请商标经过长期使用,从而能与引证商标显著区分。综上,请求法院维持被诉

决定。

经审理查明:

1996年10月9日,法国的西技来克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下称商标

局)申请注册第1197107号“CEGELEC”商标(即引证商标,见附图页),指定

使用的商品为第9类:电话设备;数据处理设备;电视机;测量器械和仪器等。

该商标核准注册后,经续展,专用期至2018年8月6日。

2006年8月31日,原告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5576572号“CG-ELEC及图”商标

(即申请商标,见附图页),指定使用的商品为第9类:电容器;电器接插件;

照明设备用镇流器;变压器。

2009年3月10日,商标局以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近似为由,根据《商标法》第

二十八条的规定,决定驳回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

2009年4月1日,原告向被告提出复审申请,主要理由为:申请商标与引证商

标在创意、结构、视觉上有着极为显著的区别,不存在近似之处。申请商标经过

长期使用,已经具备显著性。

2009年11月2日,被告作出被诉决定,决定申请商标予以驳回。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原告提交了第1323731号商标的商标档案,用以证明申请商

标的显著部分应为图形。此外,原告还提交了引证商标注册人的网站资料介绍、

原告的网站资料介绍、原告的产品资料和原告的荣誉证书等用以证明申请商标通

过使用已经具备显著性的证据,但经本院查明,引证商标注册人的网站资料介绍、

原告的网站资料介绍和部分原告产品、荣誉证书等证据均未在评审阶段提交,不

能作为评价被诉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依据。

以上事实有被诉决定书、商标档案、驳回通知书、驳回商标注册申请复审申请书、

原告在行政审查阶段向被告提交的证据、原告在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及本院庭审

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经审理,被诉决定的作出程序合法,且各方当事人对此亦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

确认。本案的审查重点在于:申请商标是否符合《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

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

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申请商标由字母组合“CG-ELEC”及图形构成,考虑到消费者的辨识和呼叫等习

惯,其图形和字母组合部分均为申请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引证商标由字母组合

“CEGELEC”构成,与申请商标的字母部分在构成、呼叫上均较为近似,且均为

无含义的字母组合,普通消费者对二者不易区分。此外,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商

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群体上均相同,属于

类似商品。两商标在类似商品上共存,易导致相关消费者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

和误认、被告据此认定两商标已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并无不当,本

院予以支持。

综上,被诉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本院应予维持。原告

要求撤销被诉决定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09]第29009

号关于第5576572号“CG-ELEC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

案件受理费一百元,由原告佛山市顺德区创格电子实业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各方当事人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

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一百元,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强刚华

代理审判员 姜庶伟

人民陪审员 闫立刚

二 ○ 一 ○ 年 八 月 十 二 日

书 记 员 袁 伟

演讲稿

尊敬的老师们,同学们下午好:

我是来自10级经济学(2)班的学习委,我叫张盼盼,很

荣幸有这次机会和大家一起交流担任学习委员这一职务的经验。

转眼间大学生活已经过了一年多,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

我一直担任着学习委员这一职务。回望这一年多,自己走过的路,留

下的或深或浅的足迹,不仅充满了欢愉,也充满了淡淡的苦涩。一年

多的工作,让我学到了很多很多,下面将自己的工作经验和大家一起

分享。

学习委员是班上的一个重要职位,在我当初当上它的时

候,我就在想一定不要辜负老师及同学们我的信任和支持,一定要把

工作做好。要认真负责,态度踏实,要有一定的组织,领导,执行能

力,并且做事情要公平,公正,公开,积极落实学校学院的具体工作。

作为一名合格的学习委员,要收集学生对老师的意见和老师的教学动

态。在很多情况下,老师无法和那么多学生直接打交道,很多老师也

无暇顾及那么多的学生,特别是大家刚进入大学,很多人一时还不适

应老师的教学模式。学习委员是老师与学生之间沟通的一个桥梁,学

习委员要及时地向老师提出同学们的建议和疑问,熟悉老师对学生的

基本要求。再次,学习委员在学习上要做好模范带头作用,要有优异

的成绩,当同学们向我提出问题时,基本上给同学一个正确的回复。

总之,在一学年的工作之中,我懂得如何落实各项工作,如何

和班委有效地分工合作,如何和同学沟通交流并且提高大家的学习积

极性。当然,我的工作还存在着很多不足之处。比日:有的时候得不

到同学们的响应,同学们不积极主动支持我的工作;在收集同学们对

自己工作意见方面做得不够,有些事情做错了,没有周围同学的提醒,

自己也没有发觉等等。最严重的一次是,我没有把英语四六级报名的

时间,地点通知到位,导致我们班有4名同学错过报名的时间。这次

事使我懂得了做事要脚踏实地,不能马虎。

在这次的交流会中,我希望大家可以从中吸取一些好的经

验,带动本班级的学习风气,同时也相信大家在大学毕业后找到好的

工作。谢谢大家!

范文七:宝洁公司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复审裁定异议纠纷 投稿:邱滏滐

宝洁公司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复审裁定异议纠纷

发布日期:2009-04-23 文章来源:互联网

【案情摘要】 原告:宝洁公司;被告:国家商标局评审委员会

1998年7月27日,汕头市南田实业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宝洁BAOJIE及图”商标,指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商评委经审查后初步审定并公告。在被异议商标公告期间,宝洁公司出异议申请,经审查,商评委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宝洁公司不服,于2001年7月5日向商评委提出复审申请。2007年8月22日,商评委依据宝洁公司提出的异议复审申请,作出异议复审裁定,认定: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未侵犯宝洁公司在先的商号权,裁定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

宝洁公司不服,遂将商评委起诉至法院,认为:“宝洁”商标在中国长期使用并广泛知名,早在1994年11月28日就已在中国获得注册。公司旗下拥有300多个品牌,在中国的“飘柔”、“潘婷”、“海飞丝”、“玉兰油”等品牌家喻户晓,其中“飘柔”、“OIL OF ULAN”、“COVER GIRL”曾经被中国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汕头公司所注册商标是恶意抄袭和复制,其注册和使用必然会引起消费者的混淆,侵犯消费者和原告的合法权益。据此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被诉裁定。

【裁判】

一中院作出一审判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关于“宝洁BAOJIE及图”商标的异议复审裁定书。

【法理分析】

本案属于商标所有人不服商评委作出的有关商标异议的复审裁定而提起的行政诉讼,故在分析本案时可以从以下四个层次梳理线索:

第一个层次,“宝洁”商标是否应当认定为驰名商标。

《商标法》第14条规定: “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二)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本案中,原告宝洁公司在被异议商标异议复审程序中向被告商评委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使用“宝洁”商标的状况,原告仅提交“宝洁”商标注册证,只能证明宝洁商标是注册商标,并不足以证明该商标符合《商标法》第十四条规定的认定驰名商标的条件,即不足以证明“宝洁”商标是驰名商标。对于原告提出的理由,即“飘柔”、“OIL OF ULAN”、“COVER GIR””

曾经被中国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虽然上面的三个品牌是驰名商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宝洁”商标是驰名商标。综合分析,“宝洁”商标不是驰名商标。

第二个层次,“保洁”商标是否存在跨类保护问题。

《商标法》第13条第2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的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此条称为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问题。本案中,由于原告所主张的“宝洁”商标未被认定为驰名商标,因而“宝洁”商标不存在跨类保护问题,故宝洁公司以上述法律规定为由,主张其所有的“宝洁”商标应受到跨类保护,并对被异议商标的注册提出异议,就缺乏相关的事实及法律依据。

第三个层次,汕头市公司在服装商品上注册并使用“宝洁BAOJIE及图”商标是否必然会引起消费者的混淆。

宝洁公司是国际上知名的日化企业,其商号“宝洁”在中国大陆的日化行业具有一定得知名度,本案中,汕头公司注册的“宝洁BAOJIE及图”商标,指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宝洁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汕头公司在与其相同或类似商品中使用并已产生一定影响,亦未举证证明其在洗涤用品、化妆用品、护肤护发用品、食品、药品等商品上使用“宝洁”商标的知名度已经达到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范围内,并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实际上,服装领域和日化领域是两个有着显著差别的领域,一般消费者施加一般注意力即可区分,因而造成相关公众混淆的可能性并不大。故宝洁公司主张,被异议商标使用会引起消费者产生与其商号的联系缺乏证据支持,被异议商标的注册不违反上述法律规定。

第四个层次,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效力问题。

《行政诉讼法》第2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宝洁公司不服商评委做出的行政复审裁定,认为这一裁定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遂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诉讼法》第54条规定: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一)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由上面三个层次的分析可知,商评委作出的复审裁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因而,法院一审判决:维持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关于“宝洁BAOJIE及图”商标的异议复审裁定书,这是符合法律规定的。

【法律风险提示及防范】

商标作为区别于其他同类产品和服务的独特性标志,对于生产该商品的企业来说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其本身存在的增值性是企业的无形资产,因而企业也大多采取了保护商标的措施,首选即是采取商标注册的方式。而在商标注册时,需要注意如下几点:

1、作为旗下拥有多个商标的企业来说,其商品的经营运作存在着不可比拟的优势,知名商品的品牌效应会扩展至整个公司的其他产品,从而产生连锁效应,而正因为此,它们极易成为模仿和侵权的对象,因此在获准旗下商品的商标驰名认定后,可以考虑将公司名称作为商标注册,以避免他人合法注册后带来可得利益的损失。

2、对于商标评审委员会来说,其在审核商标注册时,严格按照审核程序、异议的审议等事项依次合法进行,所作裁决依据合法合理,那么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也就无可厚非。

3、针对目前我国自有商标存在着许多被国外企业恶意抢注的现象,本国企业应当树立忧患意识,对于自身所持有的已经形成一定影响的商标一定要采取注册的措施,同时对于同类产品应当同时注册。

【相关法律法规集成】

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13条 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的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第14条 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二)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

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2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54条 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

范文八:德国雨果博斯商标管理有限公司诉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英国比萨博 投稿:范蕮蕯

德国雨果博斯商标管理有限公司诉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

英国比萨博仕服装有限公司商标争议行政纠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一中知行初字第3250号

行政判决书

原告德国雨果博斯商标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梅青根72555德塞尔街12号。

法定代表人朱迪丝•艾克尔,总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李悦,男。

委托代理人李荣欣,男。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尤丽丽,女。

委托代理人马静,男。

第三人英国比萨博仕服装有限公司,住所地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伦敦市哈利大街29号WIG9QR。

原告德国雨果博斯商标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雨果博斯公司)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0年4月16日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07940号关于第3051980号“PIZBOSSA”商标争议裁定(简称第07940号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0年9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第07940号裁定的利害关系人英国比萨博仕服装有限公司(简称比萨博

仕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2012年3月16日,本院依法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雨果博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悦、李荣欣,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马静到庭参加了诉讼。经本院依法传唤,第三人比萨博仕公司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不影响案件的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商标评审委员会在第07940号裁定中认定:雨果博斯公司使用在服装等商品上的“BOSS”商标曾作为在中国市场上知名度较高、被侵权仿冒情况严重的商标被列入2000年《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予以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相关裁定中也曾认定雨果博斯公司“BOSS”商标为服装等商品上的驰名商标,商标评审委员会对以上事实予以认可,并作为雨果博斯公司商标已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因素予以考虑。但由于本案中第3051980号“PIZBOSSA”商标(简称争议商标)与国际注册第550975号“BOSS HUGO BOSS”商标、国际注册第606620号“BOSS HUGO BOSS”商标、第1285824号商标“BOSS HUGO BOSS”商标、国际注册第604811号“HUGO HUGO BOSS”商标、第257001号“BOSS”商标、第1076982号“BOSS”商标、第253481号“HUGO BOSS”商标、第949338号“HUGO BOSS”商标(统称引证商标)在英文构成、呼叫及整体外观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别,即使考虑到雨果博斯公司商标在服装等商品上已具有的知名度,亦不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或误认。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指的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由于引证商标于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中国已核准注册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本案不涉及在非类似商品上撤销争议商标注册的情形,故本案无需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进行评审。

由于本案引证商标于争议商标申请日前在中国已核准注册,因此本案不适用《商标法》

第三十一条中“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规定。

如上所述,由于争议商标与雨果博斯公司英文字号存在一定差别,并不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因此雨果博斯公司所称在先字号权的主张亦不成立。

《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不良影响是指因商标本身文字、图形或其他构成要素违反公序良俗而产生不良影响,由于本案争议商标并不属于该条款所指情形,因此雨果博斯公司该项理由不成立。

雨果博斯公司称争议商标的注册构成以欺骗和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行为的主张,因缺乏足够的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争议商标的实际使用情况因不在本案评审范围内,不予评述。

因此,依据《商标法》第四十三条的规定,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争议商标的注册予以维持。

原告雨果博斯公司诉称:一、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二、商标局和法院曾多次驳回包含“BOSS”及“波士”文字的商标。三、与争议商标相同的“PIZBOSSA”商标曾被商标局驳回申请,因此争议商标亦应予以驳回。四、原告“BOSS”商标是驰名商标,应当获得更为宽泛更深层次的保护。五、争议商标的使用致使原告的商标可能受到损害。

六、第07940号裁定认定本案不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是不正确的。因此,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撤销第07940号裁定,并判令被告重新作出裁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坚持其在第07940号裁定中的意见,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维持第07940号裁定。

第三人比萨博仕公司未向本院提交书面意见陈述。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01年12月26日,上海意达利亚服饰有限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PIZBOSSA”

商标(即争议商标,见本判决附件),该商标于2003年3月28日获准注册,商标注册证号为3051980,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国际分类第25类服装、茄克(服装)、鞋、裤子、皮衣、袜、衬衫、T恤衫、领带、皮带(服饰用)。后该商标转让给比萨博仕公司。该商标专用期至2013年3月27日。

国际注册号为G550975的“BOSS HUGO BOSS”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一)为雨果博斯公司申请的国际注册商标,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进行了基础注册,基础注册日期为1987年7月17日。该商标在中国进行了领土延伸保护获得核准,现仍处于有效期内。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国际注册第25类男女和儿童服装、中统袜、帽子、腰带、尤指皮腰带、披肩、附属品即长围巾、方围巾、小口袋、领带、手套、鞋子。

国际注册号为G606620的“BOSS HUGO BOSS”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二)为雨果博斯公司申请的国际注册商标,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进行了基础注册,基础注册日期为1993年5月17日。该商标在中国进行了领土延伸保护,有效期至2013年7月20日。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国际注册第25类男女儿童服装、长统袜、帽子、腰带和皮制腰带、小饰件、即围巾、头巾、披肩、小口袋、手套(服装)、鞋。

国际注册号为G604811的“HUGO HUGO BOSS”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三)为雨果博斯公司申请的国际注册商标,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进行了基础注册,基础注册日期为1993年6月3日。该商标在中国进行了领土延伸保护,有效期至2013年7月20日。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国际注册第25类女式、男式、儿童服装;长统袜;帽子;腰带和皮带;肩巾;附属品即披巾、头巾、披肩;小口袋、领带;手套;鞋。

1997年10月28日,雨果博斯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1285824号“BOSS HUGO BOSS”商标(简称引证商标四),该商标于1999年6月21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服装、鞋、帽、袜、长袜、头巾、腰带、围巾、披肩、方巾、领巾、领带、肩巾、

手套。经续展该商标的专用期至2019年6月20日。

1995年6月19日,雨果博斯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949338号“HUGO BOSS”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五),该商标于1997年2月21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服装、鞋、帽。经续展该商标的专用期至2017年2月20日。

1985年8月23日,雨果博斯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257001号“BOSS”商标(简称引证商标六),该商标于1986年7月30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服装、针织衣服、雨衣、皮衣服、戏装、运动衣。经续展该商标的专用期至2016年7月29日。

1995年6月19日,雨果博斯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1076982号“BOSS”商标(简称引证商标七),该商标于1997年8月14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服装、鞋、帽。经续展该商标的专用期至2017年8月13日。

1985年8月23日,雨果博斯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253481号“HUGO BOSS”商标(简称引证商标八),该商标于1986年6月30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25类服装、针织衣服、雨衣、皮衣服、戏装、运动衣。经续展该商标的专用期至2016年6月29日。

2007年10月11日,雨果博斯公司以比萨博仕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撤销争议商标注册的申请,其理由为争议商标的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

(八)项、第十三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一条、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依法应予撤销。

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0年4月16日作出第07940号裁定。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告雨果博斯公司向本院提交了5份证据:1、商标评审委员会和法院对类似案件所作的裁决和判决;2、“PIZBOSSA”商标在国际分类第18类上的注册资料;3、雨果博斯公司自行制作的“BOSS”品牌商品在世界各地、中国大陆地区、香港

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近年来的销售额及广告费用统计表;4、商评字〔2010〕第03396号关于第1681184号“波士丹尼尔BOSSDANIEL及图”商标异议复审裁定(简称第03396号裁定);5、(2010)商标异字第10765号“PIZBOSSA PIZBOSSA”商标异议裁定。上述证据均未在商标争议程序中提交。

在本案庭审过程中,雨果博斯公司、商标评审委员会陈述以下意见:

1、雨果博斯公司称其提起本案诉讼的实体法律依据为:(1)《商标法》第二十八条;

(2)《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争议商标是否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问题、争议商标是否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损害在先字号权的问题以及争议商标是否构成以欺骗和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问题不再主张。

2、雨果博斯公司明确其主张争议商标申请注册违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依据的引证商标为引证商标一至引证商标五。雨果博斯公司及商标评审委员会均认可争议商标与上述5个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相同或类似。雨果博斯公司认为争议商标与上述5个引证商标的标识中均含有“BOSS”因此争议商标与上述5个引证商标构成近似商标,商标评审委员会对此不予认可。

3、雨果博斯公司明确其主张争议商标申请注册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依据的引证商标为引证商标六至引证商标八。引证商标六使用在服装商品上、引证商标七使用在服装、帽商品上、引证商标八使用在服装商品上构成驰名。雨果博斯公司称其在商标争议程序中提交的证据2《2000年全国重点商标保护名录》复印件、证据3(2004)商标异字第00579号“BOSS Republic”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证据4中国工商报及中国工商行政管理年鉴复印件;证据5(2002)高民终字第283号民事判决书、证据6(2006)商标异字第01197号“CAREBOSS康恩波士”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2006)商标异字第00837号“BAOLUO BOSS 保罗波士”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2006)商标异字第00793号

“USBOSSTM 柏诗及图”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2006)商标异字第01500号“B’ QSST”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2006)商标异字第01437号“波士加BOSSJIA”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2006)商标异字第01113号“emboss”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2006)商标异字第01509号“BOSSGATE”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2005)商标异字第01580号“罗茨•波士ROSS•BOSS”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2006)商标异字第00268号“路易波士LOUISBOSS”商标异议裁定复印件。雨果博斯公司称其在本案诉讼中提交的证据3“BOSS”品牌商品在世界各地、中国大陆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近年来的销售额及广告费用统计表亦能够证明上述3个引证商标达到驰名程度,但认可该统计表为自行制作,没有其他证据佐证。

以上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争议商标档案、引证商标一至引证商标八的商标档案、雨果博斯公司在商标争议程序中提交的证据、雨果博斯公司在本案诉讼中提交的证据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一、争议商标申请注册是否违反了《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

根据《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

本案中,鉴于原告、被告在庭审过程中均认可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至引证商标五核定使用的商品构成类似,故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争议商标标识与上述5个引证商标标识是否相近似。从商标标识来看,引证商标一、二、四由字母“BOSS HUGO BOSS”组成,引证商标三由字母“HUGO HUGO BOSS”组成,引证商标五由字母“HUGO BOSS”组成,争议商标由字母“PIZBOSSA”组成。争议商标与上述5个引证商标在字母构成、呼叫及整体外观等方面均存在差异,不易造成消费者的混淆误认,争议商标与上述5个引证商标未

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原告关于争议商标申请注册违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称商标局和法院曾多次驳回包含“BOSS”及“波士”文字的商标、与争议商标相同的“PIZBOSSA”商标曾被商标局驳回申请一节,本院认为,商标评审实行个案审查原则,原告所称其他商标被驳回的情况不能成为本案争议商标应被撤销的依据。

二、第07940号裁定关于本案不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是否有误。 《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在庭审过程中原告明确其主张争议商标申请注册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依据的引证商标为引证商标六至引证商标八,并称引证商标六使用在服装商品上、引证商标七使用在服装、帽商品上、引证商标八使用在服装商品上构成驰名。根据查明事实,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国际分类第25类服装、茄克(服装)、鞋、裤子、皮衣、袜、衬衫、T恤衫、领带、皮带(服饰用),上述商品与原告所主张的引证商标六核定使用的服装商品、引证商标七核定使用的服装及帽商品、引证商标八核定使用的服装商品均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故第07940号裁定认定本案不适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第07940号裁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于二○一○年四月十六日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07940号关于第3051980号“PIZBOSSA”商标争议裁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原告德国雨果博斯商标管理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德国雨果博斯商标管理有限公司、第三人英国比萨博仕服装有限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晰昕 代理审判员 陈 栋 人民陪审员 韩树华 二○一二 年 四 月 十 日 书 记 员 杨振中

范文九:原告大白鲨企业公司诉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邹晓林商标行政纠纷案 投稿:朱甽甾

原告大白鲨企业公司诉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邹晓林商标

行政纠纷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一中知行初字第1849号

行政判决书

原告大白鲨企业公司,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佛罗里达33411。

法定代表人巴特•柯林斯,总裁。

委托代理人付丽娜,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有限公司商标代理人。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三

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于智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第三人邹晓林。

原告大白鲨企业公司(简称大白鲨公司)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

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0〕第35644号关于第

933493号图形商标撤销复审决定(简称第35644号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

诉讼。本院于2011年5月24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依法通知邹晓林作为第

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于2011年8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大白鲨公司的委托代

理人付丽娜,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于智博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邹晓林经本院

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0年12月13日,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

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对大白鲨公司第933493号图形商标(简称复审商标)作出第35644

号决定。决定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为:大白鲨公司在2003年7月17日至2006年7月

16日期间是否对复审商标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使用。商标的使用是指商标的商业使

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

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商标的使用证据材料,既包括商标注册人使用该商标的证据

材料,又包括商标注册人许可他人使用该商标的证据材料。本案中,大白鲨公司提交的证据

3、证据4、证据6、证据9、证据10是英文文件,大白鲨公司未提交完整的中文翻译,不

能全面完整反映上述文件的内容,商标评审委员会对此不予采信;证据1及证据8并非商

业使用证据;大白鲨公司提交的证据5没有标注时间;证据2、证据7中的授权书在无相关

证据佐证的情况下难以认定确已实际履行。综上,大白鲨公司提供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其

及其授权公司在2003年7月17日至2006年7月16日期间在中国大陆地区对被撤销商

标进行了真实、合法、有效的商业使用。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大白鲨公司在第25类第商品

上注册的复审商标予以撤销。

原告大白鲨公司起诉称:原告从2003年7月17日至2006年7月16日三年期间及

至今,从未停止使用过复审商标,并且商标被许可使用人和中国区授权经销商也在中国范围

内广泛和积极地生产、销售和推广标有复审商标的产品。具体为:

一、原告总裁曾专门就复审商标在中国的使用情况作出了宣传书,详细说明复审商标

的使用情况。1、原告于1991年12月9日与全球知名的大型休闲运动鞋类和服饰制造商

和销售商锐步国际有限公司(简称锐步公司)签订授权许可合同,授权许可锐步公司在全球

范围内在第25类服装类商品上使用、生产和销售复审商标产品。复审商标是职业高尔夫球

手Greg Norman(格雷格•诺曼,常被人成为“大白鲨”)与原告之间商业合作的

结晶,因此,在实际使用中,复审商标与“Greg Norman”的标识常常同时出现,彼此对

应。2、原告曾于1991年9月9日与锐步公司签订了复审商标许可协议,自2006年11

月20日起,原告许可协议项下的锐步的权利从锐步公司转移至Greg Norman

Collection,Inc.公司(简称GNC公司)。3、锐步公司于1999年1月19日与一家香港公

司R&A Apparel Resources Company Ltd.(简称R&A公司)签订采购代理协议,协议

约定R&A在香港范围内作为锐步公司的授权经销商,代理锐步公司的产品生产,并负责从

包括中国在内许多国家的制造厂外购带有复审商标及其他原告许可使用商标的商品;该协议

在2003年7月17日至2006年7月16日期间始终有效。4、2003年7月17日至2006

年7月16日期间,R&A公司曾安排中国范围内多家生产厂家为锐步公司生产,销售服装

类产品,其中大部分服装均缀附复审商标。

二、GNC公司曾授权香港的TAL Apparel Ltd.公司和位于中国广东东莞市的联业制

衣(东莞)有限公司(简称联业制衣公司)在中国生产复审商标产品。

三、第35644号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应予以撤销。1、原告

已就证据3、4、6、9提交了英文翻译,可以证明原告对复审商标在三年期限进行使用的情

况。2、原告证据1、8可以证明原告对复审商标的商业使用情况。3、原告证据5虽然没有

标注时间,但此种情况属于商业惯例,作为服装产品,根据商业惯例都不会在服装吊牌或者

标签上标注时间,该份证据可以与其他证据结合,证明原告对复审商标的使用情况。4、被

告认定原告提交的证据2和证据7在无相关佐证的情况下,难以认定确已实际履行,其认

定错误。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商标法第四十四条规定的商标使用是指商标的商业使用,

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

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商标使用的证据包括商标所有人的使用证据和商标被许可人的使

用证据。原告提供的证据或为外文书证,或不能确定使用时间,或未涉及指定使用商品内容。

故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复审商标在指定期间内在中国大陆地区对其核定使用的商品上进行了

真实的商业使用。综上,第35644号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证据确凿,请求法院

予以维持。

第三人邹晓林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向法院提交书面意见。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为证明其作出的决定正确,提供了2组证据:

1、复审商标的商标档案复印件;

2、原告提交的撤销复审申请书及证据目录以及答辩通知书。

原告大白鲨公司提交了3份证据,证明其对复审商标进行实际使用。

经审理查明:

1995年4月13日,大白鲨公司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

称商标局)提出第933493号“鲨鱼图”图形商标的注册申请,申请注册的服务类别为第

25类:鞋及附件,T恤衫,游泳衣式上衣,衬衫,内衣,背心,运动衫,毛线衫,圆领长

袖运动衫,长运动裤,裤子,短裤,裙子,运动衣,紧身连衣裤,连衣裤工作服,田径服,

紧身衣,紧身衣裤,茄克,男用睡衣,女用睡衣,睡衣裤,衬裤,汗衫,贴身内衣,拳击用

短裤,袜,手套,帽,帽子(头戴),帽舌。

2008年1月29日,商标局根据邹晓林对复审商标提出的撤销申请,作出“关于第

933493号‘鲨鱼图’注册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撤销申请的决定”,认为大白鲨公司提交

的用以证明其在2003年7月17日至2006年7月16日期间对复审商标进行使用的证据

材料无效,邹晓林申请撤销复审商标的理由成立,决定撤销复审商标。

2008年2月18日,大白鲨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就被撤销商标提出复审申请。

大白鲨公司称评审期间其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以下证据可以证明其在2003年7

月17日至2006年7月16日期间对复审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1、其总裁巴特•

柯林斯就复审商标在中国的使用情况作出的宣誓书;2、其与锐步公司关于复审商标的授权

许可协议、锐步公司与R&A公司之间关于复审商标商品的采购代理协议、中国制造厂商的

发票,上述三份证据均为英文文本,未附有中文翻译件;

3、复审商标商品的照片,大白鲨公司提交的商品照片均未显示生产日期、部分商品上及所

附标牌标有复审商标,但均显示英文文字;4、锐步公司自2005年10月1日至2006年9

月30日期间从中国的外包厂商处购买的商品清单,均为英文文件,且未显示复审商标;5、

GNC公司对复审商标在中国生产的授权证明;6、联业制衣公司关于复审商标出具的授权

使用证明,内容为:在2003年7月17日至2006年7月16日期间,经大白鲨公司授权,

联业制衣公司在中国范围内生产制造复审商标商品,包括衬衫、裤子、短裤等;7、复审商

标产品销售发票及复审商标产品图片,其中发票均为英文文件,产品图片均未显示生产日期、

部分产品上及所附标牌标有复审商标,但均显示英文文字。

诉讼中,大白鲨公司向法院提交了三份证据,包括1、其与锐步公司关于使用复审商

标的授权许可协议中文翻译件,该协议签约日期为1991年12月9日,约定“许可标识”

应指本协议附带并作为本协议一部分的《附件A》中规定的标识,“诺曼识别标志”应指“格

雷格-诺曼”的名称以及任何签名、形象、词语、标志或者图片或者上述各项的组合,因此

可以通过例如格雷格-诺曼的名称和相似性指认格雷格-诺曼,诺曼的昵称(例如“大白鲨”

和“鲨鱼”)应包括在“诺曼识别标志”的定义中;2、GNC公司与联业制衣公司之间的

采购订单中文翻译件,订单显示修改日期为2007年1月4日,买方为格雷格-诺曼系列服

装公司,收货人为锐步国际有限公司、格雷格-诺曼系列服装公司,卖方为联业制衣公司,

代理人为R&A公司,产地国家为中国,装货港为香港,进口港为孟菲斯;3、中国制造厂

商接受锐步公司服装订单生产复审商标系列服装产品并出具的加工费用发票中文翻译件,发

票显示格雷格-诺曼服装发票,日期均为2005年至2006年期间所发生,由锐步公司格雷

格-诺曼系列服装部收款并承担风险,发货人为ARTBRAND有限公司,从中国经香港至美

国孟菲斯。

诉讼中,大白鲨公司认可其未在中国大陆销售过使用被撤销商标的商品,亦没有在中国大陆地区对复审商标进行广告投放等相关使用的证据。

上述事实有商标档案、第35644号决定、商标撤销复审申请书及大白鲨公司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涉及判断大白鲨公司或者经其许可的权利人于2003年7月17日至2006年7月16日期间是否对复审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

商标的使用是指商业活动中权利人对商标进行的公开、真实、合法的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由于商标的地域性特征,商标的实际使用应当限于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使用。没有在中国大陆地区对注册商标进行实际使用,仅有转让或许可行为,或者仅有商标注册信息的公布或者对其注册商标享有专有权的声明等的,不宜认定为商标的使用。

本案中,大白鲨公司称“格雷格-诺曼”(“Greg Norman”)与被撤销商标相对应,对“Greg Norman”的使用即为对复审商标的使用,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鉴于大白鲨公司未提交锐步公司与R&A公司之间关于复审商标商品的采购代理协议的中文翻译件,且该份协议中有诸多涂改之处,本院对该份证据不予采信。大白鲨公司提交的其公司总裁的宣誓书属于当事人的陈述,本院对该份证据不予采信。锐步公司自2005年10月1日至2006年9月30日期间从中国的外包厂商处购买的商品清单,均为英文文件,且未显示复审商标,本院对该份证据不予采信。大白鲨公司提交的其与锐步公司的授权许可协议未显示许可使用区域;GNC公司与联业制衣公司之间的采购订单未显示复审商标,且所涉货物销往中国境外,并非针对中国大陆地区相关公众;中国制造厂商接受锐步公司服装订单生产复审商标系列服装产品并出具的加工费用发票,未显示复审商标,且销售地域为中国境

外,并非针对中国大陆地区相关公众;复审商标所使用的商品的照片,均未显示生产日期,且均印有英文文字;GNC公司对复审商标在中国生产的授权证明,未显示复审商标标识,且仅为单方授权许可声明,不能证明大白鲨公司对复审商标进行了商业性公开使用;联合制衣公司关于复审商标出具的授权使用证明,内容仅为其在中国范围内生产制造复审商标商品,不属于对复审商标的商业性公开使用。综上,大白鲨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在2003年7月17日至2006年7月16日期间在中国大陆地区对复审商标进行了实际使用,商标评审委员会据此予以撤销的决定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第35644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确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评字〔2010〕第35644号关于第933493号图形商标撤销复审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原告大白鲨企业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大白鲨企业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第三人邹晓林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及副本,并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侯占恒

代理审判员 刁云芸

人民陪审员 张 中

二○一一 年 十 月 二十 日

书 记 员 郭小贺

范文十:交易和参与公司诉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 投稿:石乞也

交易和参与公司诉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

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一中知行初字第910号

行政判决书

原告交易和参与公司,住所地法兰西共和国巴黎雄狮路43-47。

法定代表人保罗•迪布瓦•德•拉索塞,总裁。

委托代理人钟文隽。

委托代理人胡刚。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何训班,主任。

委托代理人于智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审查员。 原告交易和参与公司不服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10年9月6日做出的商评字[2010]第23830号关于第6090798号“索能达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简称第23830号决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1年2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4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钟文隽,被告委托代理人于智博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23830号决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就交易和参与公司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简称商标局)做出的驳回决定所提复审申请而做出的,商标评审委员会在该决定中认定:第6090798号“索能达及图”商标(简称申请商标)完全包含第

5442949号“索能SONAR”商标(简称引证商标)的文字“索能”,且均无特定含义,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广告、商业管理辅助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广告、投标报价等属于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两商标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商标评审委员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决定申请商标予以驳回。

原告交易和参与公司诉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在判断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是否构成近似时片面地强调两商标中的文字部分,而忽略了二者整体的对比及外观视觉印象对普通消费者造成的影响。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构成要素和整体外观方面区别较大,且申请商标“索能达及图”是原告字母商标“SONEPAR”的中文音译,在实际中二者总是被组合使用,因此两商标共存不易使相关公众对服务来源产生混淆,不构成近似商标。综上,请求法院撤销第23830号决定。

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辩称:第23830号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06年6月26日,案外人上海索能广告有限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5442949号“索能SONAR”商标(即引证商标,详见下图),并于2009年9月14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张贴广告、室外广告、广告、广告代理、广告空间出租、广告设计、广告策划、投标报价、组织商业或广告展览、报刊剪贴服务上;其专用权期限至2019年9月13日止。

引证商标

2007年6月5日,交易和参与公司向商标局申请注册第6090798号“索能达及图”商标(即申请商标,详见下图),指定使用在广告、商业管理辅助、组织商业展览、邮购订单形式的广告、通过目录单、在线、电信渠道和电子设备与材料等方式提供邮购订单形式的广告、商业管理和组织咨询(有关在线邮购订单方式促销服务的)、对购买定单进行行政处

理服务上。

申请商标

2009年7月13日,商标局决定驳回申请商标注册申请。

2009年7月30日,交易和参与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复审申请,理由为:申请商标是其商标“SONEPAR”的中文音译,与引证商标不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

2010年9月6日,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第23830号决定。

另查,在本案开庭审理中,交易和参与公司明确表示对于第23830号决定有关申请商标指定使用服务和引证商标核定使用服务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的认定,不持异议。

以上事实有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档案、驳回通知书、交易和参与公司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交的相关材料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商标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凡不符合本法有关规定或者同他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或者初步审定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由商标局驳回申请,不予公告。商标法第四条第三款规定,本法有关商品商标的规定,适用于服务商标。

申请商标由汉字“索能达”和图形构成,其中图形部分为两个相互交错的环状椭圆,因此申请商标用以呼叫和识别的主要部分就是汉字“索能达”。引证商标由汉字“索能”和字母组合“SONAR”及图形构成,其中字母组合“SONAR”在整个商标中所占比例极小,而图形部分为“SONAR”的艺术变形。由于汉字“索能”部分更便于呼叫和记忆,因此“索能”为引证商标据以呼叫和显著识别的部分。申请商标文字部分“索能达”完整包含引证商标汉字部分“索能”,仅有尾缀“达”一字之差,且申请商标的“索能达”并未形成区别于引证商标的为公众所知晓的固定含义,与引证商标的文字构成及呼叫相类似,分别使用

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容易引起相关消费者混淆误认。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申请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并无不当。交易和参与公司的主张,没有事实根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第23830号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做出的商评字[2010]第23830号关于第6090798号“索能达及图”商标驳回复审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由原告交易和参与公司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交易和参与公司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百元,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姜庶伟

代理审判员 张岚岚

人民陪审员 张 中

二○一一年六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宋 晖

字典词典雷殿生妻子雷殿生妻子【范文精选】雷殿生妻子【专家解析】我们开学了作文我们开学了作文【范文精选】我们开学了作文【专家解析】爱之链的作者爱之链的作者【范文精选】爱之链的作者【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