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在香港大学演讲_范文大全

龙应台在香港大学演讲

【范文精选】龙应台在香港大学演讲

【范文大全】龙应台在香港大学演讲

【专家解析】龙应台在香港大学演讲

【优秀范文】龙应台在香港大学演讲

范文一:龙应台演讲 投稿:唐轴轵

龙应台北大演讲全文:文明的力量

我们的“中国梦”

第一次接到电话,希望我谈谈“中国梦”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一千枚飞弹对准我家,我哪里还有中国梦啊?”

可是沉静下来思索,1952年生在台湾的我,还有我前后几代人,还真的是在“中国梦”里长大的,我的第一个中国梦是什么呢?

我们上幼稚园时,就已经穿着军人的制服,带着木制的步枪去杀“共匪”了,口里唱着歌。当年所有的孩子都会唱的那首歌,叫做《反攻大陆去》:

反攻反攻反攻大陆去

大陆是我们的国土

大陆是我们的疆域

我们的国土我们的疆域

不能让共匪尽着盘据

不能让俄寇尽着欺侮

我们要反攻回去我们要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反攻回去

把大陆收复把大陆收复

这不是一种“中国梦”吗?这个梦其实持续了蛮久,它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图腾,也被人们真诚地相信。

仓皇的50年代进入60年代,“中国梦”持续地深化。余光中那首《乡愁四韵》传颂一时: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那酒一样的长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那血一样的海棠红

那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1949年,近200万人突然之间被残酷的内战连根拔起,丢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甚至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的海岛上。在战火中离乡背井,颠沛流离到了岛上的人,思乡之情刻骨铭心,也是无比真诚的。那分对中华故土的魂牵梦绕,不是“中国梦”吗?

梦的基座是价值观

我的父母那代人在一种“悲愤”的情结中挣扎着,我这代人在他们乡愁的国家想象中成长。但是支撑着这个巨大的国家想象下面,有一个基座,垫着你、支撑着你,那个基座就是价值的基座。

它的核心是什么?台湾所有的小学,你一进校门当头就是四个大字:“礼义廉耻”。进入教室,简朴的教室里面,墙壁上也是四个大字:“礼义廉耻”。如果一定要我在成千上万的“格言”里找出那个最基本的价值的基座,大概就是这四个字。

小的时候跟大陆一样,四周都是标语,只是内容跟大陆的标语不一样。最常见到的就是小学里对孩子的解释:

礼,规规矩矩的态度。

义,正正当当的行为。

廉,清清白白的辨别。

耻,切切实实的觉悟。

上了初中,会读文言文了,另一番解释就来了: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

——管仲

然而四者之中,耻尤为要。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故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

——顾炎武

“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这些价值在我们小小的心灵有极深的烙印。

2006年,上百万的“红衫军”包围总统府要求陈水扁下台,台北的夜空飘着大气球,一个一个气球上面分别写着大字:“礼”,“义”,“廉”,“耻”。我到广场上去,抬头乍看这四个字,感觉好像是全台湾的人到这广场上来开小学同学会了。看着那四个字,每个人心领神会,心中清晰知道,这个社会在乎的是什么。

除了价值基座,还有一个基本的“态度”。我们年纪非常小,可是被教导得志气非常大,小小年纪就已经被灌输要把自己看成“士”,10岁的孩子都觉得自己将来就是那个“士”。“士”,是干什么的?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论语泰伯篇

我初中一年级的国文老师叫林弘毅,数学老师叫陈弘毅。同时期大陆很多孩子可能叫“爱国”、“建国”,我们有很多孩子叫“弘毅”。我们都是要“弘毅”的。

对自己要期许为“士”,对国家,态度就是“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这是蒋介石的名言,我们要背诵。十一二岁的孩子背诵这样的句子,用今天的眼光看,挺可怕的,就是要你为国家去死。

然而在“国家”之上,还有一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张载

对那么小的孩子也有这样的期待,气魄大得有点吓人。饶有深意的是,虽然说以国家至上,但是事实上张载所说的是,在“国家”之上还有“天地”,还有“生民”,它其实又修正了国家至上的秩序,因为“天地”跟“生民”比国家还大。

14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读到《国语》,《国语》是2000多年前的经典了,其中一篇让我心里很震动: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最后一句,简单几个字,却雷霆万钧,给14岁的我,深深的震撼。

就是这个价值系统,形成一个强固的基座,撑起一个“中华大梦”。

我是谁?

这个中国梦在1970年代出现了质变。

1971年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台湾人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变成了孤儿。可是,最坏的还没到,1979年1月1号,中美正式断交,这个“中”指的是当时的中华民国,也就是台美断交,中美建交。长期被视为“保护伞”的美国撤了,给台湾人非常大的震撼,觉得风雨飘摇,这个岛是不是快沉了。在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而强敌当前的恐惧之下,救亡图存的情感反而更强烈,也就在这个背景下,原来那个中国梦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是被强化了,因为危机感带来更深更强的、要求团结凝聚的民族情感;大陆人很熟悉的《龙的传人》,是在那样的悲愤伤感的背景下写成的。这首歌人人传唱,但是1983年,创作者“投匪”了,歌,在台湾就被禁掉了,反而在大陆传唱起来,情境一变,歌的意涵又有了转换。

你们是否知道余光中《乡愁》诗里所说的“海棠红”是什么意思?

我们从小长大,那个“中国梦”的形状,也就是中华民国的地图,包含外蒙古,正是“海棠叶”的形状。习惯了这样的图腾,开始看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的前面好几年,我都还有种奇怪的错觉,以为,哎呀,这中国地图是不是画错了?

1970年代整个国际情势的改变,台湾的“中国梦”开始有分歧。对于一部分人而言,那个“海棠”中国梦还虔诚地持续着,可是对于另外一部分人就不一样了。

梦,跟着身边眼前的现实,是会变化的,1949年被连根拔起丢到海岛上的一些人,我的父母辈,这时已经在台湾生活了30年,孩子也生在台湾了——这海岛曾是自己的“异乡”却是孩子的“故乡”了,随着时间推移,无形之中对脚下所踩的土地产生了具体而实在的情感。所以,你们熟悉余光中先生写的那首《乡愁》,却可能不会知道他在1972年的时候创作了另外一首诗,诗歌礼赞的,是台湾南部屏东海边一个小镇,叫枋寮:

《车过枋寮》

雨落在屏东的甘蔗田里

甜甜的甘蔗甜甜的雨

从此地到山麓一大幅平原举起

多少甘蔗,多少甘美的希冀

长途车驶过青青的平原

检阅牧神青青的仪队

余先生这首诗,有“中国梦”转换的象征意义。但是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还有一首我称之为“里程碑”的歌,叫《美丽岛》。

一位淡江大学的年轻人,李双泽,跟很多台湾年轻人一样,70年代发现台湾不能代表中国,而且逐渐被国际推到边缘,在危机感和孤独感中,年轻人开始检视自己:为什么我们从小被教要爱长江、爱黄河、歌颂长城的伟大—─那都是我眼睛没见过,脚板没踩过的土地,而我住在淡水河边,怎么就从来不唱淡水河,怎么我们就不知道自己村子里头小山小河的名字?台湾也不是没有大江大海呀?

青年人开始推动“唱我们的歌”,开始自己写歌。那个“中国梦”显得那么虚无飘渺,是不是该看看脚下踩的泥土是什么样?他写了《美丽岛》,改编于一首诗,一下子就流行起来,大家都喜欢唱。《美丽岛》真的是代表了从中国梦慢慢地转型到“站在这片泥土上看见什么、想什么”的“台湾梦”里程碑:

我们摇篮的美丽岛

是母亲温暖的怀抱

骄傲的祖先正视着

正视着我们的脚步

他们一再重复地叮咛

不要忘记不要忘记

他们一再重复地叮咛

荜路蓝缕以启山林

婆娑无边的太平洋

怀抱着自由的土地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

照耀着高山和田园

我们这里有勇敢的人民

荜路蓝缕以启山林

我们这里有无穷的生命

水牛稻米香蕉玉兰花

1975年,我23岁,到美国去读书,每天泡在图书馆里,从早上八点到半夜踩着雪光回到家,除了功课之外就有机会去读一些中国近代史的书,第一次读到国共内战的部分,第一次知道1927年国民党对共产党员的杀戮,才知道之前所接受的教育那么多都是被党和国家机器所操纵的谎言,这是一个很大的震撼。10年之后写了《野火集》,去“腐蚀”那个谎言。

1979年,我个人的“中国梦”也起了质变。在中国梦笼罩的台湾,我们是讲“祖籍”的。也就是说,任何人问,龙应台你是哪里人,我理所当然的回答就是:“我是湖南人。”这么一路做“湖南人”做了几十年。

1979年,中国大陆开放了,我终于在纽约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一个真正的“共匪”站在我面前,这个朴实人刚刚从湖南出来,一口浓重的湖南腔。有人冲着他问“你是哪里人”,他就说“我是湖南人”,问话者接着就回头问我“你是哪里人”──我就愣住了。

我不会说湖南话,没有去过湖南,对湖南一无所知,老乡站在面前,我登时就说不出话来了。这一辈子的那个“中国梦”突然就把我懵在那儿了,这是1979年一个非常大的震撼──原来啊,我是台湾人。

一起做梦,一起上课

从海棠叶的大中国梦慢慢地过渡到台湾人脚踩着泥土的小小的台湾梦,人民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问“我是谁”。80年代以后,台湾2000多万人走向了转型,自我感觉就是越来越小,什么事情都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做。所以,台湾人就一块儿从大梦慢慢转到小梦的路上来了,开始一起上80年代的民主大课。这个民主课程上得有够辛苦。

《美丽岛》这首歌,在1979变成党外异议人士的杂志名字,集结反对势力。当年12月10日,政府对反对者的大逮捕行动开始,接着是大审判。面临巨大的挑战,国民党决定审判公开,

这是审判庭上的一张照片

你们认得其中任何一个人吗?第二排露出一排白牙笑得潇洒的,是施明德,他被判处无期徒刑。施明德右手边的女子是陈菊,今天的高雄市长,左手边是吕秀莲,上一任的副总统。

我想用这张图片来表达80年代台湾人慢慢地脚踩泥土重建梦想和希望的过程。如果把过去的发展切出一个30年的时间切片来看,刚好看到一个完整的过程:这图里有三种人,第一种是叛乱犯,包括施明德、吕秀莲、陈菊等等,她们俩分别被判12年徒刑;第二种是英雄,在那个恐怖的时代,敢为这些政治犯辩护的律师,包括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等等;第三类是掌权者,当时的总统是蒋经国先生,新闻局长是宋楚瑜先生。从这些名字你就看出,在30年的切片里,政治犯上台变成了掌权者,掌权者下台变成了反对者,而当时得尽掌声以及人们殷殷期待的,以道德作为注册商标的那些英雄们变成了什么?其中一部分人变成了道德彻底破产的贪污嫌疑犯。

这个转变够不够大?亲眼目睹这样一个切肤痛苦的过程,你或许对台湾民主的所谓“乱”有新的理解。它所有的“乱”,在我个人眼中看来,都是民主的必修课;它所有的“跌倒”都是必须的实践,因为只有真正跌倒了,你才真正地知道,要怎么再站起来,跌倒本身就是一种考试。所以,容许我这样说:台湾民主的“乱”,不是乱,它是必上的课。

表面上台湾被撕裂得很严重,但不要被这个表面骗了。回到基座上的价值观来看,从前的中国梦慢慢被抛弃了,逐渐发展为台湾的小梦,然后一起上非常艰辛、痛苦的民主课,然而台湾不管是蓝是绿,其实有一个非常结实的共识,比如说:

国家是会说谎的,

掌权者是会腐败的,

反对者是会堕落,

政治权力不是唯一的压迫来源,

资本也可能一样的压迫。

而正因为权力的侵蚀无所不在,所以个人的权利,比如言论的自由,是每个人都要随时随地,寸土必争,绝不退让的。

这是大多数台湾人的共识。你所看到的争议、吵架,立法院撕头发丢茶杯打架,其实都是站在这个基础上的。这个基础,是以共同的价值观建立起来的。

我有中国梦吗?

回到今天中国梦的主题,可能有很多台湾人会跳起来说:中国不是我的梦,我的梦里没有中国。但是,你如果问龙应台有没有中国梦,我会先问你那个中国梦的“中国”指的是什么?如果指的是“国家”或“政府”,“国家”“政府”在我心目中不过就是个管理组织,对不起,我对“国家”没有梦,“政府”是会说谎的。但如果你说的“中国”指的是这块土地上的人,这个社会,我怎么会没有梦呢?别说这片美丽的土地是我挚爱的父亲、母亲永远的故乡,这个地方的好跟坏,对于台湾有那么大的影响,这个地方的福与祸,会牵动整个人类社区的未来,我怎么会没有中国梦呢?

我们就从“大国崛起”这个词说起吧。我很愿意看到中国的崛起,可是我希望它是以文明的力量来崛起的。

如何衡量文明?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衡量文明的一把尺。它不太难。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就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它的精神病人,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它对鳏寡孤独的照顾到什么程度,它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底层人民。对我而言,这是非常具体的文明的尺度。

一个国家文明到哪里,我看这个国家怎么对待外来移民,怎么对待它的少数族群。我观察这个国家的多数如何对待它的少数——这当然也包含13亿人如何对待2300万人!

谁在乎“大国崛起”?至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刚才我所说的文明刻度——你这大国怎么对待你的弱势与少数,你怎么包容意见不同的异议分子,这,才是我在乎的。如果说,所谓的大国崛起,它的人民所引以自豪的,是军事的耀武扬威,经济的财大气粗,政治势力的唯我独尊,那我宁可它不崛起,因为这种性质的崛起,很可能最终为它自己的人民以及人类社区带来灾难和危险。

谁又在乎“血浓于水”?至少我不那么在乎。如果我们对于文明的尺度完全没有共识,如果我们在基座的价值上,根本无法对话,“血浓于水”有意义吗?

我的父亲15岁那年,用一根扁担、两个竹篓走到湖南衡山的火车站前买蔬菜,准备挑回山上。刚巧国民党在招宪兵学生队,这个少年当下就做了决定:他放下扁担就跟着军队走了。我的父亲1919年出生,2004年,我捧着父亲的骨灰回到了湖南衡山龙家院的山沟沟,乡亲点起一路的鞭炮迎接这个离家70年、颠沛流离一生的游子回乡。在家祭时,我听到一个长辈用最古老的楚国乡音唱出凄切的挽歌。一直忍着眼泪的我,那时再也忍不住了。楚国乡音使我更深刻地认识到父亲一辈子是怎么被迫脱离了他自己的文化,过着不由自主的放逐的一生。一直到捧着他的骨灰回到那片土地,我才深切的感觉到这个70年之后以骨灰回来的少年经历了怎样的中国的近代史。而我在浙江新安江畔长大的母亲,是如何地一生怀念那条清澈见鱼的江水。

一个开阔、包容的中国

所以,请相信我,我对中国的希望是真诚的。但是请不要跟我谈“大国崛起”,请不要跟我谈“血浓于水”,我深深盼望见到的,是一个敢用文明尺度来检验自己的中国;这样的中国,因为自信,所以开阔,因为开阔,所以包容,因为包容,所以它的力量更柔韧、更长远。当它文明的力量柔韧长远的时候,它对整个人类的和平都会有关键的贡献。

1985年我写《野火集》,1986年一月,《野火集》在风声鹤唳中出版。8月,我迁居欧洲。离开台湾前夕,做了一场临别演讲,是“野火”时期唯一的一次。演讲在害怕随时“断电”的气氛中进行。今天,2010年8月1日,在北京大学,我想念那篇演讲的最后一段,与大陆的读者分享:

在临别的今天晚上,你或许要问我对台湾有什么样的梦想?有。今天晚上站在这里说话,我心里怀着深深的恐惧,恐惧今晚的言词带来什么后果,我的梦想是,希望中国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个晚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而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这一代人所做的种种努力也不过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将来会有免予恐惧的自由。(那是1986年8

月11日。)

范文二:龙应台演讲 投稿:邱菧菨

正文: 其实,陈丹青和龙应前天的对话更精彩,只是没有相关报道。 龙应台北大谈文明中国梦 衡量尺度:「13亿人怎么对待2300万人」 2010-08-02 旺报 【本报讯】 台湾作家龙应台1日破天荒在大陆北京大学纪念讲堂发表演讲,她说,真诚地拥有一个「中国梦」,这个梦希望中国的崛起不是来自于军事力量或经济富强,因为这样的大国「很危险」;她希望,中国的「大国崛起」是根源于文明的崛起。图为龙应台昨天首度站上北京大学讲台,剖析两岸人民的认同与差异。(记者宋丁仪摄) 获选「中国梦践行者」的台湾作家龙应台昨日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阐述她的「中国梦」,希望中国的「大国崛起」是根源于文明。她更直言,衡量国家文明尺度当然包括「13亿人怎么对待2300万人」。大陆知名作家易中天也分享他的「中国梦」。他直言,如果没有人格独立、意志自由的个人,国家只是个人组合起来的机器,「要他干嘛?」 文明是13亿人怎么对待2300万人 龙应台北大开讲 犀利探讨国家文明尺度 赢得如雷掌声 2010/08/02 | 特派员宋丁仪/北京报导 台湾作家龙应台1日破天荒在大陆北京大学纪念讲堂发表演讲,她说,真诚地拥有一个「中国梦」,这个梦希望中国的崛起不是来自于军事力量或经济富强,因为这样的大国「很危险」;她希望,中国的「大国崛起」是根源于文明的崛起。 龙应台更直言,衡量一个国家的文明尺度应包括多数怎么对待少数,这中间当然亦包括「13亿人怎么对待2300万人」,此话一出,现场一片掌声。 美丽岛大审 登上北大 演讲一开场,龙应台以1949年后台湾的音乐演变,来解说台湾历史与民情的转变。她说,她小时候都是听着《反攻大陆》长大,在国民党教育下读着国民党的「教材」;到了1978台湾人的梦开始破碎了, 1979年台美断交,台湾被孤立成为国际孤儿。这过程里,有些人觉得被抛弃,有些人的中国梦因情感认同反而被强化了,所以当时出现一首歌《龙的传人》。 不过她话锋一转,说这首歌的作者侯德健最后也「投匪了」,可能会令人有点尴尬,引起现场一片笑声。 龙应台还播放胡德夫所唱、李双泽所写的民歌《美丽岛》,她说,这首歌集结了台湾人民的情感,也是部分台湾人开始从移民者真正融入台湾,对台湾浓厚情感的体现。从余光中为《龙的传人》作词到描写屏东枋寮的台语歌,代表了在台湾人民「梦的转化」。 接着,她将台湾的「美丽岛大审」历史照片播映在北大百年讲堂屏幕上,引起现场一片的骚动。龙应台带领现场观众一个个辨认照片中的人物,在法庭上咧嘴而笑的施明德、如今是高雄市长的陈菊,甚至为「政治犯」辩护的律师陈水扁。龙应台说,照片中与现今变化说明了、台湾民主变迁的过程。 礼义廉耻 台湾价值观 她说,如今台湾民主乱象,包括蓝绿纷争、本省与外省,还有立法院的打架,在她看来,这都只是表面,「大家不要被表面给骗了」。不管台湾民主怎么乱,在她看来,台湾人都有着相同的价值观,这价值观就是从小被教导的「礼义廉耻」。 龙应台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构成了台湾社会价值观的基座,而且永远不会改变。包括当初红衫军包围总统府时,很多民众升起的天灯上就是写着「礼义廉耻」四个字。 她强调,这是台湾人的梦,是可以与中国人共同拥有的梦,也就是两岸人民基本的价值观。 免于恐惧的自由 龙应台指出,她看一座城市的文明尺度是,这座城市怎么对待精神病患、对待民工、盲流;衡量一个国家文明的程度也有很清晰的尺度,就是国家怎么对待弱势、怎么包容不同意见、怎么对待「异议人士」,也包括多数怎么对待少数,「当然也包括13亿人怎么对待2300万人」。此话一出,现场掌声如雷。 最后她引用80年代《野火集》风声鹤唳出版后,离台赴欧前留下的一句话:「今天晚上站在这里说话,深怕带来什么后果,但我有梦,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讲我们想说的话,我们的下一代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龙应台、易中天 精湛对话响彻北大 2010/08/02 | 特派员宋丁仪/特稿 两岸知名作家龙应台、易中天1日在北大百年讲堂的对话精湛,字字珠玑,现场观众多次鼓掌叫好,这场两岸知名作家演讲对谈,由代表「南方视角」的《南方周末》主办、代表「上海帮」东方卫视访问播出,却在「北京」政治中心最具象征性的最高学府北大举行,备受两岸知识学界瞩目。 龙应台一上台便语出犀利,她说,初获邀请时还想「你有1000个飞弹对准我们,还想邀我去吗?」 她更在提问时间要求踊跃举手的观众把握时间,因为听说北大可能会对逾时现场「断水断电」。 中间还询问前一个演讲者易中天:「你今天(讲这些)恐不恐惧啊?」 易中天说,1966至1976年曾经恐惧过(意指文革)。30年前他万分不能想象今天能站在北大里面,与龙应台做这样的对话。他由衷地感谢北大,谢谢《南方周末》给的这次机会。 龙应台说,很难得也是首次来到北大演讲,只是这些言论「不知道北大校长在现场吗?」观众纷纷环顾四周。易中天接过话:「管它校长在不在,学校不是校长的,是教员与学生的」。此话一落,现场爆出叫好声与热烈掌声。 易中天演讲一开头,便用龙应台遭禁的《大江大海1949》做为开场白,尊

称「龙先生」,并以「1949龙应台大江大海,20101易中天小打小闹」自我解嘲亦表达对龙应台的敬重。 易中天:公民有选择的自由 直言:没有人格独立、意志自由的个人 国家只是机器 2010/08/02 | 特派员宋丁仪/北京报导 大陆知名作家易中天1日在北大百年纪念讲堂分享他的「中国梦」:「社会进步、国家富强、个人幸福」。他说,20世纪下半最大的解放就是改革开放,赋予公民选择的自由。他直言,如果没有人格独立、意志自由的个人,国家只是个人组合起来的机器:「要他干嘛?!」 毛思想核心来自斗争 一向纵古论今的易中天,难得从古代「跳脱」出来论现代「中国梦」。易中天表示,中国曾做过不同的「大同」、「小康」、「治世」的梦,但最后都不免破灭,包括清末的甲午战争、巴黎和会等都让传统的中国强国梦彻底破碎。这也让部分人转入「侠客梦」,所以金庸小说风行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说1949年之后中国梦有了新版本「人民公社」,这里面也有相信大同理念的成分,但他解析,毛泽东的思想中是结合了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与秦始皇的法家思想,核心都来自于「斗争」,但结果众所周知,带来的是民生经济的崩毁。 易中天回忆,曾经听过一个故事,在70年代某个地方非常流行喇叭裤,不过当时喇叭裤是不务正业的服装表征,于是某个校园领导为了「正风」竖立一条标语「喇叭裤能吹响四个现代化的号角吗?」 有学生悄悄在布条下回了:「请问哪条裤子可以?」极尽嘲讽之能事。 他说,后来他才知道,这个故事来自于广东。没有这样的南方视角,就没有现在的南方报业集团,也没有现在的《南方周末》。易中天话讲至此,赢得全场掌声。 中国梦就是个人做梦 他进一步阐明,只有让公民人格独立、自由意志,国家的组合才不至于是一个机器,否则「要他干嘛?」 他说,如今中国梦就是「抛弃做集体中国梦」,个人可以做梦了,可以有选择的自由、做梦的自由,可以选择穿什么衣服、可以自由择业,甚至也可以「同床异梦」。 易中天最后说,只有达到「政治文明、道德高尚」才能走向强国,而他理解的强国,不应仅只追求船坚炮利而已。 有梦 龙应台想找个情人去旅行 2010/08/02 | 特派员宋丁仪/特稿 龙应台、易中天的演讲与对谈,北大学子的提问五花八门。理性与感性兼具的龙应台,在一位女学生提问时,不禁泄露出「个人梦」,她说:「想找一个情人陪我去旅行」。 目前从事写作、教学的龙应台,昨天首次接受北京大学学生提问。现场座无虚席,她说希望可以有女生提问,结果获得这个机会的女学生问:「妳个人有什么梦呢?」 龙应台微笑响应说:「首先我希望找一位情人陪我去旅行;然后是希望安德烈、菲力普,我的两位小孩不要嫌我烦,可以让我跟着他们,他们都嫌我了。」语气中显露出母亲的慈爱及难得流露出「小女人」娇嗔姿态。 北大学生也问「中国梦与台湾梦有没有交集?」,龙应台说可以回归到她认为的共同价值观基座上;还有粉丝提问时先表达仰慕之意,全家都是龙应台的书迷,这次全家动员来北京听她演讲。 龙应台说,目前她在大陆点阅率最高的一篇文章是〈不相信〉,她鼓励在座的人说,年轻人应该对很多事情都抱持怀疑。她说,这次来大陆,抵达后又要增加演讲数据,网络一搜寻却发现很多网页都是「此网页已(不存在)」,她真想将那一幕拍下来。于是很多资料只好麻烦助理从台湾找出来寄给她。 敢言 龙应台、韩寒颇有相似处 2010/08/02 | 特派员宋丁仪/北京报导 比较近日参加香港书展时大陆新锐作家韩寒的一句:「禁书让社会进步」,与新书遭禁的龙应台曾说「一个健康的时代,应该有各种各样的韩寒」,两岸「敢言」作家,血液中似乎有着相同的理念因子。 今年5月底龙应台携其纪录片《目送1949》赴广州,在中山大学举办大陆首映暨交流会,被问及如何比较80年代的龙应台和当今的韩寒,她曾回答:「一个健康的时代,应该有各种各样的韩寒。」 《目送1949》是根据《大江大海1949》而拍摄的纪录片,讲述迁台 60年的故事。龙应台参考了上百本史料书籍,行迹遍布台湾、马祖等地所拍摄而成。首映会当晚座无虚席。 龙应台说:「在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有各种各样的、各个年龄段的韩寒。我写作《野火集》时能一夜爆红,是因为当时的台湾有各种各样的禁忌,一拍就会红肿,一拍就会有血迹。」她希望,社会进入开放健康的时代,就应该让每个人的声音都能够发出来。 去年龙应台新书《大江大海1949》,内容因涉及国共内战,在大陆遭到封杀。龙应台曾在北京谈起这本书时称它为「和平之书」,她曾形容,大陆决策者如果真的看了这本书,应该会说「赶快出吧!」而龙应台的前一本描述亲情的书《目送》则在大陆获得出版,并曾举行新书会。

回复

标记未读|删除

关于 |开放平台 |小部件 |手机人人网|自助广告|招聘 |客服 |帮助|隐私声明|友情链接|糯米网|京ICP证090254号 千橡公司 © 2010

我的应用 我的应用

最近使用

我的收藏编辑

拖动进行排序 浏览更多应用

实时晒心情,最快回状态--人人桌面

在线好友(40)

在线好友

搜索好友

提醒

没有提醒

聊天和提醒设置

收到新消息播放提示音

已启用聊天和提醒功能 关闭

回顶部

范文三:龙应台演讲 投稿:宋欟欠

豆瓣 龙应台
我一般不太愿意在毕业典礼这么隆重的场合上演讲。原因之一,今天在座的人都不是为了听演讲而来的;方帽子拨穗才是真正的期盼,所以很容易对演讲者心生厌恶。原因之二,大学毕业典礼被认为是人生的重大时刻,一个演讲要背负这么超负荷的深刻意义,我觉得难以承受。原因之三,场合太严肃、太隆重了,我就会想起马克吐温遇到这种场合的做法──他会在最庄严肃穆的一刻,让一只脏兮兮的小土狗突然蹿上台来对着演讲的人汪汪叫,让他手足无措。
但我还是决定来。不怎么严肃的理由是,你们将来都是医生,当我年老的时候,很可能有一天我会落在你们手里,请帮我多翻几次身。比较严肃的理由是,医生不只是职业,它是一种志业,跟“人”的关系密切,很多的人会依靠、依赖你们。所以,我想我应该来。
但是,如果你们期待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如何做一个好医生”,你猜错了。我不会那么笨,跟在座的医学院的杰出教授们去比赛讲这个题目,我一定输,我是行外人。
事实上,你们今天坐在这里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呢?难道仅只是“未来的医生”这样一个单一身份──不可能吧?我想,一定有很多更宽的可能来界定今天坐在这里的你;譬如说,今天是你在经济上依赖别人的最后一天,也是你人生独立的第一天。或者说,从今天起,你不再被当做某个学校的学生,某个人的儿女,而是你单独的自己──成功也是你,失败也是你,堕落时谁也救不了你;从今天起,不再有别人为你负责。我们甚至也可以说,今天的你,是一个人,站在制度性学习的终点,自主性学习的起点?
我不认为对医学院的毕业生就非谈“如何做一个好医生”不可,因为,职业只是一个人的人生中的一部分,绝不是全部。在你做医生的时候,你必定同时还有好几重身份,这些身份,不见得比你医生的身份来得不重要:你是一个国家的公民──你是否知道如何做一个好公民?你一定是人家的妻子或丈夫或坚决不婚的情人伙伴──你是否知道如何做一个成熟的负责的伴侣?你一定还有几十年的时间是人家的儿女──你是否知道如何做一个好儿女?你可能很快成为别人的父亲或母亲──你又是否知道如何做好父亲和母亲?更关键的,今天是你的“独立日”──你是否知道如何做好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人呢?
因此,今天是什么日子?我认为,是你们从幼儿园到大学长达二十多年“制度性”教育的毕业典礼,同时是“自主性”教育的开学典礼。
我今天的题目是,“制度性教育该教而没有教的两件事”。
仰观宇宙之大
第一,它教你如何与
别人相处,没有教你如何与自己相处。
合群,曾经是我们从小到大“德育”的核心。个人在群体中如何进退贯穿整个儒家思想,但是儒家极其讲究的个人修身、慎独的部分,在现代化的社会里,却被忽视。
我们是一个习惯群聚的社会。在行为举止上,我们喜欢热闹,享受呼朋唤友的快乐。在思想判断上,我们用“集体公审”或者“拉帮结派”的方式思考事情。在时间的分配上,我们的学习表塞满课程和活动;在空间配置上,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与群体“相濡以沫”。
独思的时间,独处的空间,不在我们的学程设计里。
把这个问题说得最透彻的,我认为是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他在1941年就指出当时的大学课程设计是有问题的,因为课程以“满”为目标,不给学生“独思”的时间:
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物之盛,而自审其一人之生应有之地位,非有闲暇不为也。纵观历史之悠久,文教之累积,横索人我关系之复杂,社会问题之繁变,而思对此悠久与累积者宜如何承袭撷取而有所发明,对复杂繁变者宜如何应对而知所排解,非有闲暇不为也;人生莫非学问也,能自作观察、欣赏、沉思、体会者,斯得之。(注)
在你们七年医学院的学习过程中,诸位想必学到了各种技术,但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物之盛,而自审一人之生应有之地位”,重不重要?大学是否教了你?“综观历史之悠久,文教之累积,横索人我关系之复杂,社会问题之繁变”,在你的解剖学、病理学、临床课程里,是否有一点点入门?在整整七年的培养中,请问百分之几的时间,是让你用在“观察、欣赏、沉思、体会”之中?
再请问,一个不懂得“观察、欣赏、沉思、体会”的人,可不可能是一个好的医生?或者说,一个没有能力“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物之盛”而对自己的“存在”状态有所思索的人,会是一个第几流的医生?
大学课程不容许学生有时间做个人修身的“独思”,它同时不允许学生有独处的空间。四年或七年大学生涯,大半在喧哗而流动的群聚中度过,难有空间自己对自己检讨、探索、深思。对此,梅贻琦感叹极深:
人生不能离群,而自修不能无独 ……至情绪之制裁,意志之磨励,则固为我一身一心之事,他人之于我,至多亦只所以相督励,示鉴戒而已。自“慎独”之教亡,而学子乃无复有“独”之机会,亦无复作“独”之企求;无复知人我之间精神上与实际上应有之充分之距离,适当之分寸……乃至于学问见识一端,亦但知从众而不知从己,但知附和而不敢自作主张,力排众议。晚近学术界中,每多随波逐浪之徒,而少砥柱中流之辈。

“慎独”,其实就是在孤独、沉淀的内在宇宙里审视自己在环境中的处境,剖析人我之间的关系,判别是非对错的细微分野。“慎独”是修炼,使人在群体的沉溺和喧闹中保持清醒。这,大学教了你吗?“情绪之制裁,意志之磨励”,在不在大学的课程里?
“只知从众而不知从己”的人,不知“人我之间精神与实践上应有之充分之距离”的人,请告诉我,会是一个第几流的医生?
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是纽约市立大学今年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人。他送给毕业生的“金玉良言”是:“成功的秘诀其实很简单,就是,你要比别人打拼。如果你比办公室里所有同事都早到,都晚退,而且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请过一天病假──你就一定会成功!”
他举自己的父亲作为典范:“我父亲就是这样,他从早干到晚,一周七天,一辈子从不休息,干到最后一刻,然后跑到医院挂号,就地死亡。”
我看了报纸对这段“金玉良言”的报道,不太敢置信,心想,会不会这位老兄意在反讽,却被居心不良的媒体拿来做文章?于是我找出他演讲的现场录像,从头看到尾,发现他真是这么说的,老天,而且极其严肃。
我想,如果你是以纽约市长这种哲学来培养自己的,我会很恐惧有一天落在你的手里。医生被称为医“生”而不被称为医“死”,是因为,他必须对“生”要有所理解。
比夜还黑的内心
第二,制度性教育教了你如何认识“实”,但没教你如何认识“空”。
我不知道在你们医学的制式教育里,有多少文学的培养?你们全都在摇头,表示没有。我认为,文学应该是医学院的大一必修课程;文学,应该是所有以“人”为第一对象的学科的必修基础学之一。因为文学的核心作用,就是教你认识“人”。
读过加缪的小说《瘟疫》的,请举手……七十人中只有四个,比例很低。2003年,我因为“非典”爆发而重读这本小说。小说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描写一个城市由于爆发瘟疫而封城的整个过程。瘟疫传出时,锁不锁城,有太多的重大决定要作。是什么样的训练,使一个卫生官员作出正确的决定?医学技术绝不是惟一的因素。是什么样的人格,使一个医生可以走却决定留下,不惜牺牲?是什么样的素养,使一个医生知道如何面对巨大的痛苦,认识人性的虚伪,却又能够维持自己对人的热诚和信仰,同时保持专业的冷静?
加缪透过文学所能够告诉你的,不可能写在公共卫生学的教科书里。医学的教科书可以教你如何辨别鼠疫和淋巴感染,可是加缪的文学教你辨别背叛和牺牲的意义、存在和救赎的本质。
多少人读过卡夫卡的《蜕变》?对不起,我觉得《蜕变》,
也应该是医学院学生的大一必读。你的医学课本会告诉你如何对一个重度忧郁症患者开药,但是,卡夫卡给你看的,是这个忧郁病患比海还要深、比夜还要黑的内心深沉之处──医学的任何仪器都测不到的地方,他用文学的χ光照给你看,心灵的创伤纤毫毕露。
是的,文学,是心灵的χ光。它照得到“空”。
将来的医生,请问你具备吗?
分手也是缘分
今天在座的,我发现,父母、祖父母的人数超过毕业生。我愿意对为人父母的说几句话。恭喜你们!我几乎看见当年的我自己,坐在毕业生的位子上,也看见我的父母,坐在你们的位子上。
我那么清楚地记得,七岁的孩子上小学的第一天,我牵着他的手走到学校;然后,看着他背着花花绿绿布满恐龙的书包,消失在教室门口。他不停不停地回头看我,我也万分不舍地痴痴看着他。我也记得十六岁那年,他到美国做交换学生,我送他到机场;看着他背着年轻人的背包,消失在入关口,我站在后面,一直在等他回头看我一眼,但是,他头也不回,一次都没有。于是我逐渐逐渐认识到,原来父女母子一场的缘分,就是注定了你此生要不断地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今天,是你们的孩子、孙子的“独立日”,其实,你们自己新的一课也从今天开始:学习放手,让他跌倒而不去伸手扶他,我从自己的经验知道,那是多么多么难受的一堂课。
但是很快的,这些毕业生也会发现,其实,他们从今天开始,也在看着他们的父母、祖父母的背影,渐行渐远,离他们而去。
在这个意义上,毕业,确实是人生多么重大的时刻。它,对不同世代的人,都是一个快乐奔向前程的时刻,也是一个跟缠绵的记忆、跟温馨的历史分手的时刻。所以对在场的每一个人而言,尽管不同世代,今天都是一种毕业,一种开始。每一个人都需要一种心灵的χ光,给自己一种透视人生的智慧,但是心灵的χ光执照,取得何其不易。只不过,一旦取得,你就是一个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医生了。
祝福你们!


范文四:龙应台演讲:《一九一二》 投稿:周鍍鍎

龙应台演讲:《一九一二》

龙应台演讲:《一九一二》语文教师邱宇强

龙应台演讲《一九一二》

時間:2012年11月12日上午10時

地點:總統府三樓大禮堂

主講人:文化部長龍應台

大家早安,我從十八歲開始就有演講機會,今天大概是有史以來,最特殊的一次,我看到“中樞”兩個字就要暈倒了。

馬克吐溫的寫作裏有個手法──當寫到一個嚴肅到不行的場合,譬如今天這種場合,他就會讓一隻小土狗,不知道從哪裏竄出來,突然奔跑到前麵,把演講的人撞一下,然後那份嚴肅就被瓦解了,我不知道今天我拿這嚴肅怎麼辦,但是我很高興能夠來到這裏。 我原來給的題目就是《一九一二》,後來覺得這個題目太大,三天三夜都講不完,所以想縮小範圍,談《孫逸仙這個人》。更接近演講日期的時候,覺得我真正要講的,是那個時代的氣氛,我也不是孫逸仙研究的專家,所以還是不要都以孫中山先生為主體,而是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對那個時代的觀察,於是最後還是把題目改回《一九一二》。 列強瓜分的中國

1912是甚麼樣的時代?第一個浮出的意像,可能就是,那是一個列強瓜分中國的時代。當時一個法國雜誌所刊出的漫畫,桌上有個大餅,寫著“CHINE”,列強拿著刀分割這個餅。整個的十九世紀,是這樣弱肉強食的時代。

殘酷的時代

那是個非常殘酷的時代。沈從文自傳裏頭有段文章題目就叫作〈辛亥革命的一課〉。沈從文生於一九二年,住在湖南的鄉下,在一九一年最混亂的時代,他還是七八歲的小孩,從他的眼睛看出:當時滿清政府到處搜捕革命黨員,但是到底誰是革命黨呢?鄉下官兵於是就抓人頭充數,成千上萬的,五花大綁的被抓去砍頭,基本上都是鄉下的農民。在沈從文的村子裏每天大約有一百多的農民被抓去河邊砍頭,砍到後來,人實在太多了,官兵就把成堆的農民抓去大王廟麵前擲筊,如果丟出來的是兩麵都向上或一陰一陽的,就到“活”的這一邊,如果兩個都覆蓋住,就被分去“死”的那邊,等砍頭。邭獠缓玫霓r民擲完筊,也就乖乖地去排隊等砍頭。

每一天在河邊,都有很多的圍觀者去看砍頭,所以他從小的數字學習,是從數屍體學來的。圍觀者嘻笑不已,有時圍觀的人太多了,官兵也搞不清楚到底誰該殺誰不該殺,有的“該”被砍頭的不小心混到嘻笑的人群裏,也就被當作路人給放了。

一張奇特的郵票可以充分表達政局的不穩。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成立了,可是我們也都知道,十九世紀到廿世紀初的中國,海關和郵政全部由外國人主控。當時的郵政總辦是一位法國人叫帛黎,當中華民國成立時,他非常不甘願,不認同。郵票上麵還是寫著“大清郵政”,可是孫中山都已經在南京宣誓就職了,怎麼辦?他就在郵票的中間,印上了“臨時中立”四個字。到了三月的時候,孫中山嚴重抗議,他才再加“中華民國”四個字。從一張小小的郵票裏,就看得出一個動蕩的時代。

一九一二年前後,不隻是軍事動蕩,不隻是政治動蕩,其實更是改風易俗、整個價值觀在翻轉的時代,服裝、纏足、包括發型,剪辮子這件事情,都是嚴重的大事。 價值的翻轉

錢穆先生生在一八九五年。一九一年,風聲鶴唳,十幾歲的孩子都知道時代要變了。有一天晚上,他睡不著,在他同學的枕頭下麵發現了一本書──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晚上去翻人家的枕頭。他翻出來的書,你猜是怎樣的一本書?是譚嗣同的《仁學》。譚嗣同這位前進的

思想家的書,給錢穆這位十五、六歲的孩子看到了,錢穆最震動的是甚麼呢?竟然是譚嗣同在《仁學》裏頭談頭發的部分。他把人依照發型來分,譚嗣同說,全發戴冠的,是中國人;把頭發剃光的是印度人,把頭發剪短的,是西方人;第四種,前麵都刮光,後麵留個豬尾巴的,叫做滿州人。

少年錢穆,那天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第二天就把自己的辮子給剪了。問題是,他辮子才剪了,沒幾天要放假了,意思是說他要搭火車回家了,朋友就警告他說,你現在沒有辮子,一上火車一定會被官兵抓起來被當成革命黨給殺了。事情非常的危急,怎麼辦呢?沒有辮子無法搭車,於是他就把剪下的辮子縫到瓜皮帽上,偽裝辮子。在曆史大轉換的時代,一個小小的“脫線”很可能就送了性命。

其實,錢穆不需要縫辮子,因為在一九一二年前後,已經出現“改良帽莊”,有現成的帽子加辮子的改良帽可以買了。那個時候,道士服突然貴了,因為很多人買道士服來穿,道士的高帽子可以把不剪的辮子藏起來,可收可放,端看你遇到的是官兵還是革命軍。

一九一二年之後,守城門的革命軍,到處抓留辮子的人,抓到就是哢擦一刀。那時候關於剪辮子的漫畫特別多。價值的大翻轉,辮子可以代表。

我們講到一九一一、一九一二年,就聯想到革命、戰爭、動亂、割裂,彷佛沒有任何其他的大事了。事實是這樣的嗎?譬如傳染病,會因為革命而暫停爆發嗎?

伍連德這個人

一九一一年在東北爆發的鼠疫,死亡人數六萬,是一場大規模的疫戰。那個時候,東北的鐵路,東清鐵路是俄國的,南滿鐵路是日本的,然後從奉天到北京的,才是華人的,所以連治理權都是分開的。當有傳染病的時候,成千上萬的人潮從火車來往上下,傳染病也迅速蔓延擴張。當革命在南方蔓延的時候,哈爾濱是一天死一兩百人。當時醫學的常識,大家以為這是跳蚤咬老鼠然後傳人。在恐怖而人人自危的氛圍裏,北京派了一個人趕赴東北處理緊急疫情,這個人叫伍連德,馬來西亞出生、劍橋醫學院的畢業生。他趕到哈爾濱,經過解剖和觀察,斷言這是一個飛沫空氣傳染的肺鼠疫,是人對人直接的傳染,因此它的嚴重度、傳染速度,遠超過人們,尤其是當時西方專家的認知。

伍連德在一九一一年,動用了三千名士兵、警察、醫師、護士,投入防疫。借用了俄國鐵路局一百廿輛列車,做為隔離醫院。我們在SARS時也有經驗,大家都要戴口罩,口罩怎麼來的?伍連德在一九一一年時,認定肺鼠疫是飛沫傳染,因此他嚴格要求所有人都戴厚口罩,當時就叫做“伍連德口罩”。一位法國專家不接受伍連德的判斷,堅持不戴口罩進入疫區,沒有幾天就染病死亡,震驚了國際。

冰原上堆積了兩千兩百具屍體,裝在成千的薄棺內。伍連德說服了清廷,做出一件空前的措施:火化。他說服清廷“解剖”的醫學必要,使得現代醫學有了開始。當革命在南方動蕩延燒的時候,伍連德在冰天雪地裏默默開啟了現代公共衛生的製度建立。

辛亥革命到高潮時,伍連德的工作是否停頓下來?沒有。他計劃向英國募款,組一個紅十字會,然後由他率隊到辛亥革命的武漢前線去為傷兵治療。他說,不管是清軍或革命軍,他想為兩邊的士兵裹傷。

伍連德所做的事,基本上叫做不動如山。價值可以翻轉,世界可以顛倒,革命可以席卷,他一心一意做自己認為最有意義的事。

詹天佑這個人

另外一個例子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大家很熟悉的詹天佑。革命了,戰爭了,時代要換了,天要變了。在大動蕩裏,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停擺?是的,很多原來的秩序都停擺了,革命的意思就是原秩序的停擺和替換。但是有些事情,不因革命或戰爭或改朝換代而停。詹天佑在1909年時完成了京張鐵路,這是第一條中國人自己完成的鐵路,途經八達嶺,技術之艱難,當時也是舉世驚詫的。

范文五:龙应台北大演讲 投稿:郝滤滥

我们的“中国梦”

接到电话,希望我谈谈“中国梦”,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还有中国梦吗?” 沉静下来思索,1952年生在台湾的我,还有我前后几代人,还真的是在“中国梦”里长大的,我的第一个中国梦是什么呢?

我们上幼儿园时,就已经穿着军人的制服、带着木制的步枪去杀“共匪”了,口里唱着歌。当年所有的孩子都会唱的那首歌,叫作“反攻大陆去”:

反攻反攻反攻大陆去

反攻反攻反攻大陆去

大陆是我们的国土大陆是我们的疆域

我们的国土我们的疆域

不能让共匪尽着盘据 不能让俄寇尽着欺侮

我们要反攻回去我们要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反攻回去

把大陆收复把大陆收复

这不是一种“中国梦”吗?这个梦其实持续了蛮久,它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图腾,也被人们真诚地相信。

仓皇的五十年代进入六十年代,“中国梦”持续地深化。余光中那首《乡愁四韵》传诵一时: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那酒一样的长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那血一样的海棠红

那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1949年,近两百万人突然之间被残酷的内战连根拔起,丢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甚至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的海岛上。在战火中离乡背井,颠沛流离到了岛上的人,思乡之情刻骨铭心,也是无比真诚的。那份对中华故土的魂牵梦绕,不是“中国梦”吗?

梦的基座是价值观

我的父母那代人在一种“悲愤”的情结中挣扎着,我这代人在他们乡愁的国家想象中成长。但是支撑着这个巨大的国家想象下面,有一个基座,垫着你、支撑着你,那个基座就是价值的基座。

它的核心是什么?台湾所有的小学,你一进校门,当头就是四个大字:“礼义廉耻”。(见图①)进入教室,简朴的教室里面,墙壁上也有四个大字:“礼义廉耻”。如果一定要我在成千上万的“格言”里找出那个最最基本的价值的基座,大概就是这四个字。

小的时候跟大陆一样,四周都是标语,只是内容跟大陆的标语不一样。最常见到的就是小学里对孩子的解释:

礼,规规矩矩的态度。

义,正正当当的行为。

廉,清清白白的辨别。

耻,切切实实的觉悟。

上了初中,会读文言文了,另一番解释就来了: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管子·牧民篇“然而四者之中,耻尤为要。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故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顾炎武“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这些价值在我们小小的心灵有极深的烙印。

2006年台北上百万的“红衫军”包围“总统府”要求陈水扁下台,台北的夜空飘着大气球,一个一个气球上面分别写着大字:“礼”,“义”,“廉”,“耻”。我到广场上去,抬头乍看这四个字,感觉好像是全台湾的人来到这广场上来开小学同学会了。看着那四个字,每个人心领神会,心中清晰知道,我们在乎的是什么。

除了价值基座,还有一个基本的“态度”。我们年纪非常小,可是被教得当年志气非常大,小小年纪就已经被教导,把自己看成“士”,“士农工商”的“士”,10岁的孩子都觉得自己将来就是那个“士”。“士”,是干什么的?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伯篇

我初中一年级的国文老师叫林弘毅,数学老师叫陈弘毅。同时期大陆很多孩子可能叫“爱国”、“建国”,我们有很多孩子叫“弘毅”。我们都是要“弘毅”的。

对自己要期许为“士”,对国家,态度就是“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这是蒋介石的名言,我们要背诵。十一二岁的孩子背诵的就是这样的句子,用今天的眼光看,挺可怕的,就是要你为国家去死嘛。

然而在“国家”之上,还有一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

对13岁的孩子也有这样的期待,气魄大得有点吓人。饶有深意的是,虽然说以国家至上,但是事实上张载所说的是,在“国家”之上还有“天地”,还有“生民”,它其实又修正了国家至上的秩序,因为“天地”跟“生民”比国家还大。

14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读到“国语”,“国语”是两千多年前的经典了,其中一篇让我心里很震动: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最后一句,简单几个字,却雷霆万钧,给十四岁的我,深深的震撼。

就是这个价值系统,形成一个强固的基座,撑起一个“中华大梦”。

我是谁?

这个中国梦在1970年代出现了质变。

1971年“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台湾人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变成了孤儿。可是,最坏的还没到,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断交,这个“中”指的是当时的“中华民国”,也就是台美断交,中美建交。长期被视为“保护伞”的美国撤了,给台湾人非常大的震撼,觉得风雨飘摇,这个岛是不是快沉了。在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而强敌当前的恐惧之下,救亡图存的情感反而更强烈,也就在这个背景下,原来那个中国梦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是被强化了,因为危机感带来更深更强的,要求团结凝聚的民族情感;大陆人很熟悉的《龙的传人》,是在那样的悲愤伤感的背景下写成的。这首歌人人传唱,但是1983年,创作者“投匪”了,歌,在台湾就被禁掉了,反而在大陆传唱起来,情境一变,歌的意涵又有了转换。

你们是否知道余光中《乡愁》诗里所说的“海棠红”是什么意思?

我们从小长大,那个“中国梦”的形状,也就是“中华民国”的地图,包含外蒙古,正是“海棠叶”的形状。习惯了这样的图腾,开始看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的前面好几年,我都还有种奇怪的错觉,以为,哎呀,这中国地图是不是画错了?

1970年代整个国际情势的改变,台湾的“中国梦”开始有分歧。对于一部分人而言,那个“海棠”中国梦还真诚地持续着,可是对于另外一部分人就不一样了。

梦,跟着身边眼前的现实,是会变化的,1949年被连根拔起丢到海岛上的一些人,我的父母辈,这时已经在台湾生活了30年,孩子也生在台湾了——这海岛曾是自己的“异乡”却是孩子的“故乡”了,随着时间推移,无形之中对脚下所踩的土地产生了具体而实在的情感。所以,你们知道余光中先生写的那首《乡愁》,却可能不会知道他在1972年的时候创作了另外一首诗,诗歌礼赞的,是台湾南部屏东海边一个小镇,叫枋寮:

车过枋寮

雨落在屏东的甘蔗田里

甜甜的甘蔗 甜甜的雨

从此地到山麓 一大幅平原举起

多少甘蔗,多少甘美的希冀

长途车驶过青青的平原

检阅牧神青青的仪队

雨落在屏东的西瓜田里

甜甜的西瓜 甜甜的雨

从此地到海岸 一大张河床孵出

多少西瓜,多少圆浑的希望

余先生这首诗,有“中国梦”转换的象征意义。但是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还有一首我称之为“里程碑”的歌,叫《美丽岛》。

一位淡江大学的年轻人,李双泽,跟很多台湾年轻人一样,1970年代发现台湾不能代表中国,而且逐渐被国际推到边缘,在危机感和孤独感中,年轻人开始检视自己:为什么我们从小被教要爱长江、爱黄河、歌颂长城的伟大——那都是我眼睛从来没见过,脚板从来没踩过的土地,而我住在淡水河边,怎么就从来不唱淡水河,怎么我们就不知道自己村子里头小山小河的名字?台湾也不是没有大江大海呀?

青年人开始推动“唱我们的歌”,开始写歌。那个“中国梦”显得那么虚无飘渺,是不是该看看脚下踩的泥土是什么样?他写了《美丽岛》,改编于一首诗,一下子就流行起来,大家都喜欢唱。《美丽岛》真的是代表了从中国梦慢慢地转型到“站在这片泥土上看见什么、想什么”的里程碑:

我们摇篮的美丽岛是母亲温暖的怀抱

骄傲的祖先正视着正视着我们的脚步

他们一再重复地叮咛

不要忘记不要忘记

他们一再重复地叮咛

荜路蓝缕以启山林

婆娑无边的太平洋怀抱着自由的土地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照耀着高山和田园

我们这里有勇敢的人民

荜路蓝缕以启山林

我们这里有无穷的生命

水牛稻米香蕉玉兰花

1975年,我23岁,到美国去读书,每天泡在图书馆里,从早上8点到晚上半夜踩着雪光回到家,除了功课之外就有机会去读一些中国近代史的书,第一次读到国共内战的部分,第一次知道1927年清党时的杀戮,才知道之前所接受的教育那么多都是被操纵的谎言,这是一个很大的震撼。10年之后写《野火集》,去“腐蚀”那个谎言。

1979年,我个人的“中国梦”也起了质变。在中国梦笼罩的台湾,我们是讲“祖籍”的。也就是说,任何人问,龙应台你是哪里人,我理所当然的回答就是:“我是湖南人。”

这么一路做“湖南人”做了几十年,到1979年,中国大陆开放了,我终于在纽约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一个真正的“共匪”站在我面前,这个人刚刚从湖南出来,一口浓重的湖南腔。在这个历史的场合上,有人冲着他问“你是哪里人”,他就说“我是湖南人”,问话者接着就回头问我“你是哪里人”——你说我该说什么?

我不会说湖南话,没有去过湖南,对湖南一无所知,老乡站在面前,我登时就说不出话来了。这一辈子的那个中国梦突然就把我懵在那儿了,这是1979年一个非常大的震撼——原来啊,我是台湾人。

一起做梦,一起上课

从海棠叶的大中国梦慢慢地过渡到台湾人脚踩着泥土的小小的台湾梦,人民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问“我是谁”。80年代以后,台湾两千多万人走向了转型,自我感觉就是越来越小,什么事情都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做。所以,台湾人就一块儿从大梦慢慢转到小梦的路上来了,开始一起上80年代的民主大课。这个民主课程上得有够辛苦。

《美丽岛》这首歌,在1979变成党外异议人士的杂志名字,集结反对势力。1979年12月10日,国民党对反对者采取大逮捕,大审判。面临巨大的挑战,国民党决定审判公开,这是审判庭上的一张照片(见图②):

你们认得其中任何一个人吗?第二排露出一排白牙笑得开心的,是施明德,他被判处无期徒刑。施明德右手边的女子是陈菊,今天的高雄市长,左手边是吕秀莲,上一任的“副总统”。

我想用这张图片来表达80年代台湾人慢慢地脚踩泥土重建梦想和希望的过程。如果把过去的发展切出一个30年的时间切片来看,刚好看到一个完整的过程,用这张图片来代表。这图里有三种人,第一种是叛乱犯,包括施明德、吕秀莲、陈菊等等,她们俩分别被判12年徒刑;第二种是英雄,在那个恐怖的时代,敢做这些政治犯辩护律师的人,包括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等等;第三类是掌权者,当时的“总统”是蒋经国先生,新闻局长是宋楚瑜先生。从这些名字你就看出,在30年的切片里,政治犯变成了掌权者,掌权者变成了反对者,而当时得尽掌声以及人们期待的,以道德作为注册商标的那些英雄们变成了什么?其中一部分人变成了道德彻底破产的贪污嫌疑犯。

这个转变够不够大?亲眼目睹这样一个切肤痛苦的过程,你或许对台湾民主的所谓“乱”有新的理解。它所有的“乱”,在我个人眼中看来,都是民主的必修课;它所有的“跌倒”都是必须的实践,因为只有真正跌倒了,你才真正地知道,要怎么再站起来,跌倒本身就是一种考试。所以,容许我这样说:台湾民主的“乱”,不是乱,它是必上的课。

表面上台湾被撕裂得很严重,但不要被这个表面骗了。回到基座上的价值观来看,从前的中国梦慢慢被抛弃了,逐渐发展为台湾的小梦,然后一起上非常艰辛、痛苦的民主课,然而台湾不管是蓝是绿,其实有一个非常结实的共识,比如说:

国家是会说谎的;

掌权者是会腐败的;

反对者是会堕落的;

政治权力不是唯一的压迫来源,资本也可能一样的压迫。

而正因为权力的侵蚀无所不在,所以个人的权利,比如言论的自由,是每个人都要随时随地、寸土必争、绝不退让的。

这是大多数台湾人的共识。你所看到的争议、吵架、“立法院”打架,其实都是站在这个基础上的。这个基础,是以共同的价值观建立起来的。

我有中国梦吗?

回到今天中国梦的主题,可能有很多台湾人会跳起来说:中国不是我的梦,我的梦里没有中国。但是,你如果问龙应台有没有中国梦,我会先问你那个中国梦的“中国”指的是什么?如果你说的“中国”指的是这块土地上的人,这个社会,我怎么会没有梦呢?别说这片美丽的土地是我挚爱的父亲、母亲永远的故乡,这个地方的好跟坏,对于台湾有那么大的影响,这个地方的福与祸,会牵动整个人类社区的未来,我怎么会没有中国梦呢?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那我们就从“大国崛起”这个词说起吧。我倒是很愿意看到中国的崛起,可是我希望它是以文明的力量来崛起的。

如何衡量文明?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衡量文明的一把尺。它不太难。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就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它的精神病人,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它对鳏寡孤独的照顾到什么程度,我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对我而言,这是非常具体的文明的尺度。

一个国家文明到哪里,我看这个国家怎么对待外来移民,怎么对待它的少数族群。我观察这个国家的多数如何对待它的少数。

谁在乎“大国崛起”?至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刚才我所说的文明刻度——你这大国怎么对待你的弱势与少数,你怎么包容不同意见,这,才是我在乎的。

我的父亲15岁那年,用一根扁担、两个竹篓走到湖南衡山的火车站前买蔬菜,准备挑回山上。刚巧国民党在招宪兵学生队,这个少年当下就做了决定:他放下扁担就跟着军队走了。我的父亲是1919年出生,2004年,我捧着父亲的骨灰回到了湖南衡山龙家院的山沟沟,乡亲点起一路的鞭炮迎接这个离家七十年、颠沛流离一生的游子回家,在家祭时, 我听到一个长辈用最古老的楚国乡音唱出凄切的挽歌。一直忍着眼泪的我,那时再也忍不住了。楚国乡音使我更深刻地认识到父亲一辈子是怎么被迫脱离了他自己的文化,过着不由自主的放逐的一生。一直到捧着他的骨灰回到那片土地,我才深切地感觉到这个七十年之后以骨灰回来的少年经历了怎样的中国的现代史。而我在浙江新安江畔长大的母亲,是如何地一生怀念那条清澈见鱼的江水。

所以,请相信我对中国的希望是真诚的。我深深盼望见到的,是一个用文明尺度来检验自己的中国,这样的中国,因为自信,所以开阔;因为开阔,所以包容;因为包容,所以它

的力量更柔韧、更长远。当它文明的力量柔韧长远的时候,它对整个人类的和平都会有关键的贡献。

范文六:龙应台在北大的演讲 投稿:严偱偲

龙应台在北大的演讲 接到电话,希望我谈谈“中国梦”,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还有中国梦吗?”

沉静下来思索,1952年生在台湾的我,还有我前后几代人,还真的是在“中国梦”里长大的,我的第一个中国梦是什么呢?

我们上幼儿园时,就已经穿着军人的制服、带着木制的步枪去杀“共匪”了,口里唱着歌。当年所有的孩子都会唱的那首歌,叫作“反攻大陆去”:

反攻反攻反攻大陆去

反攻反攻反攻大陆去

大陆是我们的国土大陆是我们的疆域

我们的国土我们的疆域

不能让共匪尽着盘据不能让俄寇尽着欺侮

我们要反攻回去我们要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反攻回去

把大陆收复把大陆收复

这不是一种“中国梦”吗?这个梦其实持续了蛮久,它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图腾,也被人们真诚地相信。

仓皇的五十年代进入六十年代,“中国梦”持续地深化。余光中那首《乡愁四韵》传诵一时: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那酒一样的长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那血一样的海棠红

那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1949年,近两百万人突然之间被残酷的内战连根拔起,丢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甚至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的海岛上。在战火中离乡背井,颠沛流离到了岛上的人,思乡之情刻骨铭心,也是无比真诚的。那份对中华故土的魂牵梦绕,不是“中国梦”吗?

梦的基座是价值观

我的父母那代人在一种“悲愤”的情结中挣扎着,我这代人在他们乡愁的国家想象中成长。但是支撑着这个巨大的国家想象下面,有一个基座,垫着你、支撑着你,那个基座就是价值的基座。

它的核心是什么?台湾所有的小学,你一进校门,当头就是四个大字:“礼义廉耻”。(见图①)进入教室,简朴的教室里面,墙壁上也有四个大字:“礼义廉耻”。如果一定要我在成千上万的“格言”里找出那个最最基本的价值的基座,大概就是这四个字。

小的时候跟大陆一样,四周都是标语,只是内容跟大陆的标语不一样。最常见到的就是小学里对孩子的解释:

礼,规规矩矩的态度。

义,正正当当的行为。

廉,清清白白的辨别。

耻,切切实实的觉悟。

上了初中,会读文言文了,另一番解释就来了: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管子·牧民篇“然而四者之中,耻尤为要。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故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顾炎武“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这些价值在我们小小的心灵有极深的烙印。

2006年台北上百万的“红衫军”包围“总统府”要求陈水扁下台,台北的夜空飘着大气球,一个一个气球上面分别写着大字:“礼”,“义”,“廉”,“耻”。我到广场上去,抬头乍看这四个字,感觉好像是全台湾的人来到这广场上来开小学同学会了。看着那四个字,每个人心领神会,心中清晰知道,我们在乎的是什么。

除了价值基座,还有一个基本的“态度”。我们年纪非常小,可是被教得当年志气非常大,小小年纪就已经被教导,把自己看成“士”,“士农工商”的“士”,10岁的孩子都觉得自己将来就是那个“士”。“士”,是干什么的?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伯篇

我初中一年级的国文老师叫林弘毅,数学老师叫陈弘毅。同时期大陆很多孩子可能叫“爱国”、“建国”,我们有很多孩子叫“弘毅”。我们都是要“弘毅”的。

对自己要期许为“士”,对国家,态度就是“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这是蒋介石的名言,我们要背诵。十一二岁的孩子背诵的就是这样的句子,用今天的眼光看,挺可怕的,就是要你为国家去死嘛。

然而在“国家”之上,还有一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

对13岁的孩子也有这样的期待,气魄大得有点吓人。饶有深意的是,虽然说以国家至上,但是事实上张载所说的是,在“国家”之上还有“天地”,还有“生民”,它其实又修正了国家至上的秩序,因为“天地”跟“生民”比国家还大。

14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读到“国语”,“国语”是两千多年前的经典了,其中一篇让我心里很震动: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 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最后一句,简单几个字,却雷霆万钧,给十四岁的我,深深的震撼。

就是这个价值系统,形成一个强固的基座,撑起一个“中华大梦”。

我是谁?

这个中国梦在1970年代出现了质变。

1971年“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台湾人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变成了孤儿。可是,最坏的还没到,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断交,这个“中”指的是当时的“中华民国”,也就是台美断交,中美建交。长期被视为“保护伞”的美国撤了,给台湾人非常大的震撼,觉得风雨飘摇,这个岛是不是快沉了。在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而强

敌当前的恐惧之下,救亡图存的情感反而更强烈,也就在这个背景下,原来那个中国梦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是被强化了,因为危机感带来更深更强的,要求团结凝聚的民族情感;大陆人很熟悉的《龙的传人》,是在那样的悲愤伤感的背景下写成的。这首歌人人传唱,但是1983年,创作者“投匪”了,歌,在台湾就被禁掉了,反而在大陆传唱起来,情境一变,歌的意涵又有了转换。

你们是否知道余光中《乡愁》诗里所说的“海棠红”是什么意思?

我们从小长大,那个“中国梦”的形状,也就是“中华民国”的地图,包含外蒙古,正是“海棠叶”的形状。习惯了这样的图腾,开始看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的前面好几年,我都还有种奇怪的错觉,以为,哎呀,这中国地图是不是画错了?

1970年代整个国际情势的改变,台湾的“中国梦”开始有分歧。对于一部分人而言,那个“海棠”中国梦还真诚地持续着,可是对于另外一部分人就不一样了。

梦,跟着身边眼前的现实,是会变化的,1949年被连根拔起丢到海岛上的一些人,我的父母辈,这时已经在台湾生活了30年,孩子也生在台湾了——这海岛曾是自己的“异乡”却是孩子的“故乡”了,随着时间推移,无形之中对脚下所踩的土地产生了具体而实在的情感。所以,你们知道余光中先生写的那首《乡愁》,却可能不会知道他在1972年的时候创作了另外一首诗,诗歌礼赞的,是台湾南部屏东海边一个小镇,叫枋寮:

车过枋寮

雨落在屏东的甘蔗田里

甜甜的甘蔗甜甜的雨

从此地到山麓一大幅平原举起

多少甘蔗,多少甘美的希冀

长途车驶过青青的平原

检阅牧神青青的仪队

雨落在屏东的西瓜田里

甜甜的西瓜甜甜的雨

从此地到海岸一大张河床孵出

多少西瓜,多少圆浑的希望

余先生这首诗,有“中国梦”转换的象征意义。但是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还有一首我称之为“里程碑”的歌,叫《美丽岛》。

一位淡江大学的年轻人,李双泽,跟很多台湾年轻人一样,1970年代发现台湾不能代表中国,而且逐渐被国际推到边缘,在危机感和孤独感中,年轻人开始检视自己:为什么我们从小被教要爱长江、爱黄河、歌颂长城的伟大——那都是我眼睛从来没见过,脚板从来没踩过的土地,而我住在淡水河边,怎么就从来不唱淡水河,怎么我们就不知道自己村子里头小山小河的名字?台湾也不是没有大江大海呀? 青年人开始推动“唱我们的歌”,开始写歌。那个“中国梦”显得那么虚无飘渺,是不是该看看脚下踩的泥土是什么样?他写了《美丽岛》,改编于一首诗,一下子就流行起来,大家都喜欢唱。《美丽岛》真的是代表了从中国梦慢慢地转型到“站在这片泥土上看见什么、想什么”的里程碑:

我们摇篮的美丽岛是母亲温暖的怀抱

骄傲的祖先正视着正视着我们的脚步

他们一再重复地叮咛

不要忘记不要忘记

他们一再重复地叮咛

荜路蓝缕以启山林

婆娑无边的太平洋怀抱着自由的土地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照耀着高山和田园

我们这里有勇敢的人民

荜路蓝缕以启山林

我们这里有无穷的生命

水牛稻米香蕉玉兰花

1975年,我23岁,到美国去读书,每天泡在图书馆里,从早上8点到晚上半夜踩着雪光回到家,除了功课之外就有机会去读一些中国近代史的书,第一次读到国共内战的部分,第一次知道1927年清党时的杀戮,才知道之前所接受的教育那么多都是被操纵的谎言,这是一个很大的震撼。10年之后写《野火集》,去“腐蚀”那个谎言。

1979年,我个人的“中国梦”也起了质变。在中国梦笼罩的台湾,我们是讲“祖籍”的。也就是说,任何人问,龙应台你是哪里人,我理所当然的回答就是:“我是湖南人。”

这么一路做“湖南人”做了几十年,到1979年,中国大陆开放了,我终于在纽约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一个真正的“共匪”站在我面前,这个人刚刚从湖南出来,一口浓重的湖南腔。在这个历史的场合上,有人冲着他问“你是哪里人”,他就说“我是湖南人”,问话者接着就回头问我“你是哪里人”——你说我该说什么?

我不会说湖南话,没有去过湖南,对湖南一无所知,老乡站在面前,我登时就说不出话来了。这一辈子的那个中国梦突然就把我懵在那儿了,这是1979年一个非常大的震撼——原来啊,我是台湾人。

一起做梦,一起上课

从海棠叶的大中国梦慢慢地过渡到台湾人脚踩着泥土的小小的台湾梦,人民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问“我是谁”。80年代以后,台湾两千多万人走向了转型,自我感觉就是越来越小,什么事情都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做。所以,台湾人就一块儿从大梦慢慢转到小梦的路上来了,开始一起上80年代的民主大课。这个民主课程上得有够辛苦。

《美丽岛》这首歌,在1979变成党外异议人士的杂志名字,集结反对势力。1979年12月10日,国民党对反对者采取大逮捕,大审判。面临巨大的挑战,国民党决定审判公开,这是审判庭上的一张照片(见图②):

你们认得其中任何一个人吗?第二排露出一排白牙笑得开心的,是施明德,他被判处无期徒刑。施明德右手边的女子是陈菊,今天的高雄市长,左手边是吕秀莲,上一任的“副总统”。

我想用这张图片来表达80年代台湾人慢慢地脚踩泥土重建梦想和希望的过程。如果把过去的发展切出一个30年的时间切片来看,刚好看到一个完整的过程,用这张图片来代表。这图里有三种人,第一种是叛乱犯,包括施明德、吕秀莲、陈菊等等,她们俩分别被判12年徒刑;第二种是英雄,在那个恐怖的时代,敢做这些政治犯辩护律师的人,包括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等等;第三类是掌权者,当时的“总统”是蒋经国先生,新闻局长是宋楚瑜先生。从这些名字你就看出,在30年的切片里,政治犯变成了掌权者,掌权者变成了反对者,而当时得尽掌声以及人们期待的,以道德作为注册商标的那些英雄们变成了什么?其中一部分人变成了道德彻底破产的贪污嫌疑犯。

这个转变够不够大?亲眼目睹这样一个切肤痛苦的过程,你或许对台湾民主的所谓“乱”有新的理解。它所有的“乱”,在我个人眼中看来,都是民主的必修课;它

所有的“跌倒”都是必须的实践,因为只有真正跌倒了,你才真正地知道,要怎么再站起来,跌倒本身就是一种考试。所以,容许我这样说:台湾民主的“乱”,不是乱,它是必上的课。

表面上台湾被撕裂得很严重,但不要被这个表面骗了。回到基座上的价值观来看,从前的中国梦慢慢被抛弃了,逐渐发展为台湾的小梦,然后一起上非常艰辛、痛苦的民主课,然而台湾不管是蓝是绿,其实有一个非常结实的共识,比如说: 国家是会说谎的;

掌权者是会腐败的;

反对者是会堕落的;

政治权力不是唯一的压迫来源,资本也可能一样的压迫。

而正因为权力的侵蚀无所不在,所以个人的权利,比如言论的自由,是每个人都要随时随地、寸土必争、绝不退让的。

这是大多数台湾人的共识。你所看到的争议、吵架、“立法院”打架,其实都是站在这个基础上的。这个基础,是以共同的价值观建立起来的。

我有中国梦吗?

回到今天中国梦的主题,可能有很多台湾人会跳起来说:中国不是我的梦,我的梦里没有中国。但是,你如果问龙应台有没有中国梦,我会先问你那个中国梦的“中国”指的是什么?如果你说的“中国”指的是这块土地上的人,这个社会,我怎么会没有梦呢?别说这片美丽的土地是我挚爱的父亲、母亲永远的故乡,这个地方的好跟坏,对于台湾有那么大的影响,这个地方的福与祸,会牵动整个人类社区的未来,我怎么会没有中国梦呢?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那我们就从“大国崛起”这个词说起吧。我倒是很愿意看到中国的崛起,可是我希望它是以文明的力量来崛起的。

如何衡量文明?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衡量文明的一把尺。它不太难。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就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它的精神病人,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它对鳏寡孤独的照顾到什么程度,我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对我而言,这是非常具体的文明的尺度。

一个国家文明到哪里,我看这个国家怎么对待外来移民,怎么对待它的少数族群。我观察这个国家的多数如何对待它的少数。

谁在乎“大国崛起”?至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刚才我所说的文明刻度——你这大国怎么对待你的弱势与少数,你怎么包容不同意见,这,才是我在乎的。

我的父亲15岁那年,用一根扁担、两个竹篓走到湖南衡山的火车站前买蔬菜,准备挑回山上。刚巧国民党在招宪兵学生队,这个少年当下就做了决定:他放下扁担就跟着军队走了。我的父亲是1919年出生,2004年,我捧着父亲的骨灰回到了湖南衡山龙家院的山沟沟,乡亲点起一路的鞭炮迎接这个离家七十年、颠沛流离一生的游子回家,在家祭时,我听到一个长辈用最古老的楚国乡音唱出凄切的挽歌。一直忍着眼泪的我,那时再也忍不住了。楚国乡音使我更深刻地认识到父亲一辈子是怎么被迫脱离了他自己的文化,过着不由自主的放逐的一生。一直到捧着他的骨灰回到那片土地,我才深切地感觉到这个七十年之后以骨灰回来的少年经历了怎样的中国的现代史。而我在浙江新安江畔长大的母亲,是如何地一生怀念那条清澈见鱼的江水。

所以,请相信我对中国的希望是真诚的。我深深盼望见到的,是一个用文明尺度来检验自己的中国,这样的中国,因为自信,所以开阔;因为开阔,所以包容;因为包容,所以它的力量更柔韧、更长远。当它文明的力量柔韧长远的时候,它对整个人类的和平都会有关键的贡献。

范文七:2016马化腾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 投稿:莫绲绳

2016马化腾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

马化腾2016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为大家整理腾讯公司CEO马化腾在2016年香港大学的"追梦者"的论坛上的演讲,面对港大学子,马化腾传授他的创业正经,如何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中取得不败的地位,下面是这篇马化腾2016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 马化腾2016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

假扮工程师,假扮女孩子陪聊

没办法嘛小公司嘛,我的职位是工程师,另外一个创始人写的是总经理。因为我技术比较强,不可能老板也出来干活,我是假扮工程师。

后来回来真的开发系统,找到老东家瑞讯,那时候要做到3万用户,于是去学校一个个拉用户。凑到3万人可能要两年后,公司就死掉了,又砸在手上了。那时候我们就想着做完卖掉,做完卖掉,大量开发。自己又去网上推广,最后用户上来了,最开始没人聊天,我自己要陪聊,有时候还要换个头像,假扮女孩子,得显得社区很热闹嘛。

忽视移动互联网就是灭顶之灾

3年前,互联网在pC上面,这三年完全颠倒,移动互联网才是真正的互联网......也有国内的公司在移动互联网转换的过程中跟不上,飞速地掉队。甚至强大如Facebook,股票一度跌到700亿,是因为大家担心它向移动端转变有问题。直到这两年Facebook迅速重视移动端,包括whatsapp的下血本的收购,不敢怠慢,一点都不敢,否则就是灭顶之灾。

微信和运营商是鱼和水的关系

做微信,是因为我们看到了一点点不同。我们当时很紧张,内部有三个团队同时在做,都叫微信,谁赢了就上谁。最后广州做e-mail出身的团队赢了,成都的团队很失望,就差一个月。最开始微信推出的时候,运营商很紧张了,没人发短信,电话也少了。我要限制你,全世界有很多国家会出很多招去限制你。其实这个是势不可挡,我一直跟他们说你们放心,你们绝对会受益的,你们的语音服务下降了,但是你的流量上去了,怎么会吃亏呢?增长很难说,直到去年,数据增长比语音快,现在放心了,跟我是鱼和水的关系。

Uber可能敌不过地头蛇

我们支持滴滴,阿里巴巴支持快的,我们就像打仗,像武林高手一样,一天大概亏损2000万,再炒到3000万,我也跟,最高一天亏4000万,谁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尽弃了,内伤死掉了(笑声)。后来跟马云沟通,最后在很多资本的撮合下合并了。

现在面临uber的竞争,中国一直有外面的互联网公司进来,强龙和地头蛇谁赢呢?目前看无一例外都是地头蛇赢了,没有一家打得过地头蛇。本地创业者所有身家性命都在这

里,一天可以做决策几次,跨国公司还要向老板汇报,老板还有时差。这里又有资金,pE很活跃,对中国本土的创业者还是很有信心的,很接地气,而且主动思辨,一条路走不通试几条路。

腾讯软件的很多bug都是我找到的

我是软件工程师中的产品经理,最终要决定产品的走向、对用户体验的把握。所以我会花大量时间用这个产品,尤其是最核心的微信、QQ、Email。很多bug都是我找到的,我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包括最新的6.2,很多问题还是我找到的,本能习惯,因此也可以看到对公司氛围的带动。

生活中作为用户我没有什么诀窍,就是大量用,不断地用,尽量找沟通的场景,慢慢地找到感觉。对于产品经理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把自己变成傻瓜,发现问题,然后想为什么这样?然后变成开发者。一秒钟傻瓜,一秒钟专业。

美国人也开始抄微信公众号

美国的确是霸主,前十几乎都是美国,他们一做就是全球性,数据库系统,路由器芯片,整个IT的核心都是美国的,大家不在一个起点,对于美国以外的国家,其实都是学习、copy,毫无疑问。

但是到了应用层面,文化、用户选择的不同,中国互联网创造了很多,其实有一部分美国还没有中国走得快,从移动互联网角度,中国6.5亿网民,5.6亿通过手机上网,渗透率80%,美国才2.8亿,渗透率60-70%,这方面中国是美国的两倍多。

新的东西,在中国等亚洲国家移动化更快,比如说微信的公众账号,我们看到Facebook这几个月也在做,对我们来说没有谁抄谁,看谁能满足需求。

税务和发票就是痛点

最近常提痛点,什么是痛点?举个例子,税务和发票,这个就是痛点啊,你要住酒店,要开个发票,证明,回去报销。能不能用微信扫一下,你都不用打印,电子发票都在云端,从我的卡里扣完钱,然后两分钟之后钱又打回到我的卡里。我也不用搞什么假发票,这个就是案例,一讲他们觉得很兴奋。包括你们知道国内,刮发票中奖,搞得手很脏,中了几块钱怎么领,麻烦,这个就是痛点,我说能不能扫一下,立刻知道,中了我还可以给我同事发红包抢一下,还可以在朋友圈炫耀一下。

腾讯的"半条命"生态

今年在深圳的峰会,主持人说腾讯是半条命,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减法,很多业务也是合作伙伴做,要兼顾很多人,当时用这个比例。我想,半条命也不错啊,可能更好,主持人就说别人整条命跟你半条命搞在一块,保你们啊。我们的策略对,真的是,原来做平台,现在做生态。

现在这个事情,只有我们能做,其他事情,别人能做尽量让别人做。最大的问题,创业者、创始人心态,一个企业再大还是缺乏创业者,很多业务要留给把所有身家性命留在里面的人,而不是让自己下面的部门跟他们死磕到底,我们以前做过也都失败了,所以内部有员工说,那不是剥夺我们创新的机会,我说没办法,要么你想清楚,你出去做。要么采取竞争的方式,比如,游戏开发的工作室,利润的20%,算你的成本,招的人多,成本就大,要多少股票你自己挣,尽量营造市场竞争的氛围。

SN不是被QQ搞死的

我不代表其他同行,我们这个行业也没有先例。但举个例子,大家知道MSN曾是QQ最大的对手,他没有任何限制,畅通无阻,但最终他也死掉了。

第一,他死掉不是我们打掉的,是没有赶上社交化,它是给Facebook打掉的。

第二,他们中国本土化没做好,一改版,中文字体乱七八糟,盗号,安全这些本地运营不过关。聊天这块现在QQ好像办公用,微信休闲,以前MSN办公用,QQ休闲用。其实在微信的领域监管也是畅通的,更多的限制还是跟内容、信息安全有关。

我觉得世界很大吧。其实现在有经验,完全同场竞技,我们一样胜利,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本土的创始人和跨国公司,这种竞争只要没有资金的劣势,现在中国资金很多,概率还是大的。

和马云私交非常好

关于马云,今天不评论同行,其实私交非常好,共同投资的公司就有五六家,比如华谊兄弟。有竞争也是常态,不要太妖魔化,摸爬滚打,大家这么多年,当年亚马逊,eBay冲来中国,阿里巴巴还是很坚强,战胜了他们赢得了市场,这个毫无疑问,不能怪政府什么的。

看不懂孩子的生意,错在你太老了

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错,错在你太老了。我们最早看到Snapchat,外国13-18岁小孩在用,我们高管用了觉得好傻好无聊,看不到价值,只投了一点,后来涨得很快。这个公司我们副总去过,就是海边一个玻璃房,很小的公司,感觉一个石头就把他们击破了。当时只有2000万美金,我们没进去,现在远远超过我们想象,百亿美金。

很多投资人估计得回家问他们的孩子了,现在孩子们故意跟大人不一样,中国很多孩子还在用QQ,这个不是技术的问题,人性的问题,他们不想跟父母在一个圈子里。类似冒出来很多,对于一些新东西我们不能理解,但表示尊重,受欢迎还是有道理的。

微信玩的,这一两年我都在换眼镜,颈椎也难受

微信改变了人与人、甚至家庭生活,但你看我们吃饭,一桌人都在玩手机,我们已经成为了社交媒体的奴隶。包括对眼睛伤害很大,这一两年我都在换眼镜,颈椎也难受。以后我期待可以接脑电波,想什么直接传过去。其实我们还是要正面看,看你自制,你要成为控制它的,而不是被它控制,包括朋友圈,我们也想怎么帮用户去掉噪音,也在考虑。

多几个伙伴,比单枪匹马好

以前想当天文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什么的,后来发现没有机会。现在这个领域,也有很多英雄,比如乔布斯,他对产品的观点很深,很多不可理喻的杰作,iOS流畅度确实好很多。我最想做人工智能这块。未来希望电子设备更加智能,打个比方,能像无人机飞一圈回来,帮看路况,做你的保镖,这里面结合了很多知识。

我觉得同学们有很多创新很好,也希望同学走出社会之后要保持开放、阳光的心态,在社会上学习行业,社会知识,更接地气的知识,更加拥抱这个社会。不要好高骛远,一点受挫又受不了,困难是一定有的,从来不会有人天生对你好,也不一定会永远幸运,永远会遇到问题。最后建议,找多几个伙伴,比单枪匹马好的多

范文八:马化腾2015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 投稿:廖痍痎

马化腾2015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为大家整理腾讯公司ceo马化腾在2015年香港大学的追梦者的论坛上的演讲,面对港大学子,马化腾传授他的创业正经,如何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中取得不败的地位,下面是这篇马化腾2015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

马化腾2015年在香港大学演讲稿

假扮工程师,假扮女孩子陪聊

没办法嘛小公司嘛,我的职位是工程师,另外一个创始人写的是总经理。因为我技术比较强,不可能老板也出来干活,我是假扮工程师。

后来回来真的开发系统,找到老东家瑞讯,那时候要做到3万用户,于是去学校一个个拉用户。凑到3万人可能要两年后,公司就死掉了,又砸在手上了。那时候我们就想着做完卖掉,做完卖掉,大量开发。自己又去网上推广,最后用户上来了,最开始没人聊天,我自己要陪聊,有时候还要换个头像,假扮女孩子,得显得社区很热闹嘛。

忽视移动互联网就是灭顶之灾

3年前,互联网在pc上面,这三年完全颠倒,移动互联网才是真正的互联网&&也有国内的公司在移动互联网转换的过程中跟不上,飞速地掉队。甚至强大如facebook,股票一度跌到700亿,是因为大家担心它向移动端转变有问题。直到这两年facebook迅速重视移动端,包括whats app的下血本的收购,不敢怠慢,一点都不敢,否则就是灭顶之灾。

uber可能敌不过地头蛇

我们支持滴滴,阿里巴巴支持快的,我们就像打仗,像武林高手一样,一天大概亏损2000万,再炒到3000万,我也跟,最高一天亏4000万,谁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尽弃了,内伤死掉了(笑声)。后来跟马云沟通,最后在很多资本的撮合下合并了。

现在面临uber的竞争,中国一直有外面的互联网公司进来,强龙和地头蛇谁赢呢?目前看无一例外都是地头蛇赢了,没有一家打得过地头蛇。本地创业者所有身家性命都在这里,一天可以做决策几次,跨国公司还要向老板汇报,老板还有时差。这里又有资金,pe很活跃,

对中国本土的创业者还是很有信心的,很接地气,而且主动思辨,一条路走不通试几条路。

腾讯软件的很多bug都是我找到的

生活中作为用户我没有什么诀窍,就是大量用,不断地用,尽量找沟通的场景,慢慢地找到感觉。对于产品经理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把自己变成傻瓜,发现问题,然后想为什么这样?然后变成开发者。一秒钟傻瓜,一秒钟专业。

美国的确是霸主,前十几乎都是美国,他们一做就是全球性,数据库系统,路由器芯片,整个it的核心都是美国的,大家不在一个起点,对于美国以外的国家,其实都是学习、copy,毫无疑问。

但是到了应用层面,文化、用户选择的不同,中国互联网创造了很多,其实有一部分美国还没有中国走得快,从移动互联网角度,中国6.5亿网民,5.6亿通过手机上网,渗透率80%,美国才2.8亿,渗透率60-70%,这方面中国是美国的两倍多。

税务和发票就是痛点

腾讯的半条命生态

今年在深圳的峰会,主持人说腾讯是半条命,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减法,很多业务也是合作伙伴做,要兼顾很多人,当时用这个比例。我想,半条命也不错啊,可能更好,主持人就说别人整条命跟你半条命搞在一块,保你们啊。我们的策略对,真的是,原来做平台,现在做生态。

现在这个事情,只有我们能做,其他事情,别人能做尽量让别人做。最大的问题,创业者、创始人心态,一个企业再大还是缺乏创业者,很多业务要留给把所有身家性命留在里面的人,而不是让自己下面的部门跟他们死磕到底,我们以前做过也都失败了,所以内部有员工说,那不是剥夺我们创新的机会,我说没办法,要么你想清楚,你出去做。要么采取竞争的方式,比如,游戏开发的工作室,利润的20%,算你的成本,招的人多,成本就大,要多少股票你自己挣,尽量营造市场竞争的氛围。

第一,他死掉不是我们打掉的,是没有赶上社交化,它是给facebook打掉的。

我觉得世界很大吧。其实现在有经验,完全同场竞技,我们一样胜利,我们就是这么过来的。本土的创始人和跨国公司,这种竞争只要没有资金的劣势,现在中国资金很多,概率还是大的。

和马云私交非常好

关于马云,今天不评论同行,其实私交非常好,共同投资的公司就有五六家,比如华谊兄弟。有竞争也是常态,不要太妖魔化,摸爬滚打,大家这么多年,当年亚马逊,ebay冲来中国,阿里巴巴还是很坚强,战胜了他们赢得了市场,这个毫无疑问,不能怪政府什么的。

看不懂孩子的生意,错在你太老了

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错,错在你太老了。我们最早看到snapchat,外国13-18岁小孩在用,我们高管用了觉得好傻好无聊,看不到价值,只投了一点,后来涨得很快。这个公司我们副总去过,就是海边一个玻璃房,很小的公司,感觉一个石头就把他们击破了。当时只有2000万美金,我们没进去,现在远远超过我们想象,百亿美金。

多几个伙伴,比单枪匹马好

以前想当天文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什么的,后来发现没有机会。现在这个领域,也有很多英雄,比如乔布斯,他对产品的观点很深,很多不可理喻的杰作,ios流畅度确实好很多。我最想做人工智能这块。未来希望电子设备更加智能,打个比方,能像无人机飞一圈回来,帮看路况,做你的保镖,这里面结合了很多知识。

我觉得同学们有很多创新很好,也希望同学走出社会之后要保持开放、阳光的心态,在社会上学习行业,社会知识,更接地气的知识,更加拥抱这个社会。不要好高骛远,一点受挫又受不了,困难是一定有的,从来不会有人天生对你好,也不一定会永远幸运,永远会遇到问题。

范文九:马化腾香港大学演讲:没有一家强龙打得赢地头蛇 投稿:郭游渹

国家会出很多招去限制你。其实这个是势不可挡,我一直跟他们说你们放心,你们绝对会受益的,你们的语音服务下降了,但是你的流量上去了,怎么会吃亏呢?增长很难说,直到去年,数据增长比语音快,现在放心了,跟我是鱼和水的关系。”

讲滴滴、快的之争:最高一天亏损4000万

“我们支持滴滴,阿里巴巴支持快的,我们就像打仗,像武林高手一样(笑),一天大概亏

损2000万,再炒到3000万,我也跟,最高一天亏4000万,谁也不敢收手,一收手就前功尽弃了,内伤死掉了(笑声)。后来跟马云沟通,最后在很多资本的撮合下合并了(笑声)。”“现在面

临uber的竞争,中国一直有外面的互联网公司进来,强龙和地头蛇谁赢呢?目前看无一例外都是地头蛇赢了,没有一家打得过地头蛇。本地创业者所有身家性命都在这里,一天可以做决策几次,跨国公司还要向老板汇报,老板还有时差。这里又有资金,PE很活跃,对中国本土的创业者还是很有信心的,很接地气,而且主动思辨,一条路走不通试几条路。”

对话著名媒体人张力奋

张:以前记者采访你时,提到你最喜欢的身份描述,“软件工程师”,现在怎么看?马:我是软件工程师中的产品经理,最终要决定产品的走向、对用户体验的把握。所以我会花大量时间用这个产品,尤其是最核心的微信、QQ、Email。很多bug都是我找到的,我这方面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包括最新的6.2,很多问题还是我找到的,本能习惯,因此也可以看到对公司氛围的带动。

张:生活中作为用户你怎么用,有没有诀窍?

马:没有,大量用,不断地用,尽量找沟通的场景,慢慢地找到感觉。对于产品经理最重要的能力,就是把自己变成傻瓜,发现问题,然后想为什么这样?然后变成开发者。一秒钟傻瓜,一秒钟专业。

张:美国的竞争对手评价:学东西很快,copy很快,在copy上很有创意,你觉得中国的互联网是不是已经过了这个时间段?

马:首先应该说,美国的确是霸主,前十几乎都是美国,他们一做就是全球性,数据库系统,路由器芯片,整个IT的核心都是美国的,大家不在一个起点,对于美国以外的国家,其实都是学习、copy,毫无疑问。但是到了应用层面,文化、用户选择的不同,中国互联网创造了很多,其实有一部分美国还没有中国走得快,从移动互联网角度,中国6.5亿网民,5.6亿通过手机上网,渗透

率80%,美国才2.8亿,渗透率60-70%,这方面中国是美国的两倍多。新的东西,在中国等亚洲国家移动化更快,比如说微信的公众账号,我们看到Facebook这几个月也在做,对我们来说没有,对谁抄谁,看谁能满足需求。

张:Pony,你提到要做互联网,要做减法,还有一句话,新闻业常用:我留半条命,用半条命生存

,会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到底什么意思。

马:这是今年在深圳的峰会,主持人说腾讯是半条命,因为我们做了很多减法,很多业务也是合作伙伴做,要兼顾很多人,我们的策略是,原来做平台,现在做生态。现在这个事情,只有我们能做,其他事情,别人能做尽量让别人做。最大的问题,创业者、创始人心态,一个企业再大还是缺乏创业者,很多业务要留给把所有身家性命留在里面的人,而不是让自己下面的部门跟他们死磕到底。我们以前做过也都失败了,所以内部有员工说,那不是剥夺我们创新的机会,我说没办法,要么你想清楚,你出去做。要么采取竞争的方式,比如,游戏开发的工作室,利润的20%,算你的成本,招的人多,成本就大,要多少股票你自己挣,尽量营造市场竞争的氛围。

张:有种说法,第一代互联网领袖,他们已经不再年轻,已经不是28岁,对于互联网原住民,管理大公司,对年轻人的需求和新的一代,变得有点陌生了。

马: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错,错在你太老了。我们最早看到Snapchat,外国13-18岁小孩在用,我们高管用了觉得好傻好无聊,看不到价值,只投了一点,后来涨得很快。这个公司我们副总去过,就是海边一个玻璃房,很小的公司,感觉一个石头就把他们击破了。当时只有2000万美金,我们没进去,现在远远超过我们想象,百亿美金。很多投资人估计得回家问他们的孩子了,现在孩子们故意跟大人不一样,中国很多孩子还在用QQ,这个不是技术的问题,人性的问题,他们不想跟父母在一个圈子里。类似冒出来很多,对于一些新东西我们不能理解,但表示尊重,受欢迎还是有道理的。

张:今年2015年,2020年,五年以后,腾讯和你会在哪里?

马:很多企业用我们的方案,像水和电一样的基础性。

张:会不会变成第一?

马:永远不要看这个,永远不要看市值变化,最重要看做这个事情是不是很有意义。

张:今天第一次来港大,对同学说两句?

马:我觉得同学们有很多创新很好,也希望同学走出社会之后要保持开放、阳光的心态,在社会上学习行业,社会知识,更接地气的知识,更加拥抱这个社会。不要好高骛远,一点受挫又受不了,困难是一定有的,从来不会有人天生对你好,也不一定会永远幸运,永远会遇到问题。最后建议,找多几个伙伴,比单枪匹马好的多。

source:南都周刊 Techweb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woshipm.com)中国最大最活跃的产品经理学习、交流、分享平台

范文十:李克强香港大学百年校庆演讲辞 投稿:宋餷餸

李克强香港大学百年校庆演讲辞

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今天我很高兴来到生机盎然的港大校园,同大家一起庆祝港大百年华诞。百年港大,文明积淀,薪火传递,成就了今天的辉煌,造就了今天的人才。这使我想起2000多年前中国哲人的一句名言,叫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句话意义深刻,它揭示了教育的规律。在此,我代表中央政府对香港大学百年校庆表示热烈地祝贺!对向港大全体师生员工和海内外校友致以美好的祝愿!

Teachers, students, friends, today I am very happy to be vibrant hku campus, with you celebrate birthday Hong Kong in one hundred. Hku, one hundred years civilization

accumulation, pass on, made today's brilliant, contributed to today's talent. This reminds me of a famous saying of philosophers in China more than 2000 years ago, called

百年港大,桃李遍天下。在一个世纪的风雨历程中,港大先后培养了13万多毕业生,输送了大量胸怀大志、品学兼优、献身科学、服务社会的优秀人才。他们为香港繁荣和祖国振兴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为人类文明进步事业发挥了积极作用。一代伟人孙中山先生是港大学长,他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不懈奋斗。

Hku one hundred, plum all over the world. During the course of a century of wind and rain, hku has trained more than 130000 graduates, transport a large number of aspiring, excellent talent, dedication to science and serve society. They contributed to the prosperity of Hong Kong and the motherland revitalization, also for the progress of human civilization has played a positive role. A generation of great men long Dr. Sun yat-sen was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is spirit will always inspire us unremitting struggle for the great rejuvenation of the Chinese nation.

百年港大,学术成果丰硕。港大在培养人才的同时,不断开拓学术研究的新领域,许多成果获得国家和国际奖项,医学等领域研究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One hundred Hong Kong and fruitful academic achievements. Hku in training at the same time, constantly open up new areas of academic research, many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awards, medicine and other fields research reached the world advanced level.

百年港大,办学特色鲜明。多年来,港大恪守“明德格物”的校训,发挥连接中西的优势,兼容并蓄,博采众长,凝练了注重人的素质、提倡终身学习以及践行国际化教学等人才培养的理念和模式,形成了自己的办学风格。

Hku one hundred, school-running characteristic. Over the years, hku, by

今年的、现在的香港大学,已跻身国际高等学府前列。这是香港的光荣,也是国家的骄傲。

This year, now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as firmly established itself as one of the 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This is the glory of Hong Kong, is the pride of the nation.

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不断深入,科技革命酝酿着新的突破,国际竞争日益竞争,这种竞争归根到底是教育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无论是巩固和增强香港的竞争力还是促进国家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都需要发展和提升教育,相信港大和香港教育界,一定能够继续发挥特色,融汇创新,广泛汲取资源,不断提升优势,为香港和国家的发展多以人才,多出成果,多做贡献。培养新型人才,对教育事业提出新要求。大学,不仅承担着传播知识,科学研究的责任,而且肩负着传承文化,服务社会的使命。港大百年校庆的主题是知识、传承、服务,这反映了教育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理念和功能。香港高校,背靠祖国,又置身于国际化大都市,在弘扬中华优秀文化,提升香港文化品质,丰富社会精神方面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在优化人力资源的配置,促进教学科研成果的应用,使广大民众参与、共享社会发展进步方面,也大有可为。香港的繁荣与祖国的建设,需要千千万万掌握现代知识技能、熟知国情区情、通晓国际规则的人才,需要加强内地和香港教育交流。在这方面,香港和内地已经建立了有效的合作机制,采取了许多措施。今天在我们庆祝港大百年的时候,我想特别告诉大家,从明年开始,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将设立专项资金,每年支持1000名港大的学生和老师到内地去学习、考察和开展科研工作。 Teachers, students, friends, talent resource is the first resource. In today's world, economic globaliz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revolution brewing a new breakthrough, the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competition, the competition in the final analysis is the education competition, talent competition. Whether to consolidate and enhance the competitiveness of Hong Kong or promote the country's reform and opening up and

modernization construction, all need to development and promote education, believes that Hong Kong and the Hong Kong education, will be able to continue to play a character,

innovation, extensively absorb resources, enhance advantages, more talents for Hong Kong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country, more results, to do more contribution. Cultivating new talents, put forward new requirements to education career. University, not only bear the

dissemination of knowledge,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scientific research, but also shoulder the inheritance culture, serve the society's mission. Hku is the theme of the one hundred

anniversary of knowledge, heritage and service, it reflects the education to promote person's full scale development of the concept and function. Universities in Hong Kong, back to my country, and in the international metropolis, in carrying forward Chinese excellent culture, improve the quality of Hong Kong culture, rich social spirit can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optimizing the configuration of human resources, and promote the application of teaching scientific research, make the broad masses of people to participate in and share the social development and progress, is also promising. Hong Kong's prosperity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motherland, need thousands to master modern knowledge skills, familiar with situation, familiar with international rules of the state of the talent, the need to strengthen education in China and Hong Kong exchanges. In this respect, Hong Kong and the mainland have established effective cooperation mechanism, taking many measures. Today while we

celebrate big port in one hundred, I particularly want to tell you, starting next yea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departments to set up special funds, support for 1000 students and teachers of each year to the mainland to study, study and research work.

同时,国家将支持香港其他高校与内地高校开展广泛而深入的合作,为帮助师生们了解内地、熟悉国情提供条件,促进内地和香港教育科技事业的共同发展。

At the same time, the state will support the other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and mainland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 carry out extensive and in-depth cooperation, to help teachers and students to understand the mainland provide conditions, familiar with national conditions, promote the common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mainland and Hong Kong.

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在今天的会场上,有许多青年学生,青年学生是人力资源当中最具潜力的力量。港大的发展,香港的繁荣,祖国的昌盛,给青年学生提供了学习研究,干事创业的广阔舞台。希望同学们立足香港、志存高远、勤奋学习、不辱使命,为香港的繁荣发展,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关注和了解祖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用世界文明的优秀成果丰富自己,积极参与国际交流与合作,成为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我相信,香港青年必定是有志、有为、有担当的,是大有希望的!

Teachers, students, friends, on today's meeting, there are a lot of young students, young

students are the most potential power of human resources. Large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 Hong Kong's prosperity, the motherland's prosperity, gives young students study,

director-general of entrepreneurship broad stage. Hope the classmates based on Hong Kong, ideals, diligent study, dashing, for Hong Kong's prosperity development, contribute their

intelligence, pay attention to and understand 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f the motherland, in the process of the history of the great rejuvenation of the Chinese nation achieve its ambitions in life, with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in the world civilization rich themselves, actively

participate in international exchanges and cooperation, to become talents with international vision. I believe that the Hong Kong youth must be aspiring, promising, a bear, is a promising!

教育的持续发展,需要一代又一代传承与创新。后人的成功往往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港大汇聚了一支优秀的教师团队,他们既具有国际化背景,又了解本土情况,有的还在多地支教。各位老师有专经,辛勤支教,把自己的知识与积累传授给学生,传播于社会,值得全社会尊敬。我相信,老师们会继续履行传道授业解惑的光荣使命,在教书育人的崇高事业中取得更加优异的成果。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the need to generation after generation of

inheritance and innovation. A future generation of success is often stood on the shoulders of predecessors. Hku has brought together an excellent teacher team, they both have

international background, and know the local situation, some still in more education. Have designed by teachers, hard teaching, imparting their accumulation of knowledge and to

students, spread to the society, worthy of respect of the whole society. I believe that teachers will continue to perform a compassso to reassure the glorious mission of, in the teaching of more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in the lofty cause.

说到这里,我想引用徐立之校长在港大百年校庆前夕致辞中的一句话,他是这样说的: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was to be for China and the world,And just now, he once again stressed that HKU is a university “built for China and the world。” I echo Vice-Chancellor Tsui’s view. Indeed, HKU is for Hong Kong, attracting talents and educating people to promote Hong Kong’s prosperity. HKU is for China. It has become a key higher-education institution in China, playing an increasingly important role in China’s development and its integration with the world. And HKU is also for the world, becoming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world’s academic community in advancing human knowledge. A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s proudly celebrating its first one hundred years, I strongly believe that the next one hundred years of the university will be even better。

最后,让我们共同祝福港大、祝福香港、祝福祖国。谢谢大家!

字典词典企业新闻稿件范文企业新闻稿件范文【范文精选】企业新闻稿件范文【专家解析】端午节文章端午节文章【范文精选】端午节文章【专家解析】李白诗歌风格李白诗歌风格【范文精选】李白诗歌风格【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