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战争难民_范文大全

叙利亚战争难民

【范文精选】叙利亚战争难民

【范文大全】叙利亚战争难民

【专家解析】叙利亚战争难民

【优秀范文】叙利亚战争难民

范文一:叙利亚战争 投稿:万攣攤

叙利亚战争

钱灵娟: 战争的爆发总是由于利益的产生。

国家安全和利益为先。 符合这两个才会去为了利益和国家安全才出动国与国之间 、

军队,还要看利益的大小。首先,整个中东都已经成了一锅粥,现有石油国要么是美国走狗,要么被美国打成残废,就剩下这么两个国家还能向中国出口不受政治限制的石油,当然得背水一战,怎么的也得罩着;其次,不管是美欧还是中俄,醉翁之意不在酒,焦点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真正的战略重心和博弈中心却是在伊朗,美国声东击西,中俄借力打力而已。 总之,战争的发生往往伴随生命的逝去,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应和平解决,生命都是值得珍惜的,频繁的发动战争,早晚会群起而攻之。

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战争在中东各国时常发生,无论其是否是大国间的阴谋还是各国内部问题,我认为国以人为本,不能只观其利益,要以百姓的利益为首要目的,一味的战争只会使其国逐渐分崩离析。

所以我认为还是咱中国好,虽然一直被国内许多人误解懦弱不反抗,其实国家只是忍耐与考虑国家的和平与人民的幸福,不到关键时刻能忍则忍。

李珍珍:

对于叙利亚问题,自去年3月叙利亚爆发反政府示威以来,已有超过7500人在政府的武力镇压下身亡,另有超过2万5000人逃离家园成为难民。为此,国际社会一再要求该国政府,允许他们进入该国展开人道救援。

联合国驻黎巴嫩特别协调员德里克·普拉姆布利在贝鲁特表示,联合国不会在与叙利亚接壤的黎巴嫩北部和东部地区设立叙利亚难民营和人道主义走廊。他说绝对没有发生可能。我们都希望叙利亚尽早结束暴力,走上政治解决道路,开始接受人道主义援助。

不管怎么说,在任何一国进行军事活动,最终受到伤害的都是当地的民众,叙利亚的总统阿萨德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来继续他的统治,但是用暴力却是万万不可取的,暴力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我们仍然希望用人道主义来解决叙利亚问题。

陆小双:

我相信无论是哪个国家的国民都渴望世界能和平,战争过后无论是赢方还是败方都是一种损失。战争留给百姓的只有伤害,使百姓家破人亡。世界属于每个地球人,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欠发达国家的国民都是平等的,何必要互相欺负呢,有问题大家可以慢慢商讨而不是使用武器。

当叙利亚遇到危机时某些外部为啥就喜欢幸灾乐祸呢,甚至是趁火打劫,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卑鄙吗!无论是哪国日后难免不会出现危机,要是各个国家的人民都这样自私、险恶,那人们还如何在这样的地球上生活,每天都得提心吊胆的生活,那人活的很累,也很没意思。突尼斯反对通过外部干涉解决叙利亚危机。他强调说,无论是“武装一部分叙利亚人反对自己的另一部分同胞”,还是“通过外部军事干涉解决叙利亚危机”都将是“一个严重的错误选择”。我很赞同他的说法。国家利益无疑很重要,但对方国家平民受难,不应当不问不闻。保持一份平和,保持一份清醒。

总结:

战争带来的永远都是毁灭与伤害,有时换一种方式也能达到一定的效果。爱好和平,是世界每一个人的愿望,而在战火中的人们更是如此,希望领导者能为他们的子民着想,每个人最基本的梦想就是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所以不要将自己的野心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范文二:叙利亚战争 投稿:薛誕誖

叙利亚战争

叙利亚位于中东地区,中东是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地。石油在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中影响力非常大。因此中东地区也成为许多国家关注的焦点地区,所以中东地区矛盾冲突不断,是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之一,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叙利亚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北与土耳其接壤,东同伊拉克交界,南与约旦毗连,西南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为邻,西与塞浦路斯隔地中海相望。 (叙利亚执政集团主要属于伊斯兰什叶派,叙利亚与伊朗在中东地区一直是联盟关系)。

2011年1月下旬,叙利亚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示威,巴沙尔·阿萨德及其政府正面临着执政危机。自2011年3月份以来叙利亚政府与民众发生的多起流血事件。

叙利亚问题原因集合:经济原因;政治原因;宗教斗争;地缘政治原因;社会历史矛盾的长期积淀。

1经济原因

叙利亚是一个人口小国,却算得上是一个资源大国,且是中东的主要石油出口国,其财政收入也主要来源于石油出口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已经垂涎已久,这次叙利亚国内反对派与政府之间的矛盾给西方国家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想通过控制叙利亚政权进一步获取石油等资源。

美国和西方国家的主要能源石油大部分进口自中东地区。叙利亚频临地中海,地中海是世界上重要重要的石油运输航线之一,南北美和西北欧重要的石油进口航线,进一步巩固对地中海以及地中海沿岸的控制,控制海上生命线可以进一步维护美国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安全。

2政治原因

叙利亚问题其实也是以美国为首和以俄罗斯为首的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在美国眼中,大马士革和德黑兰像是“双城记”,是中东坚定反美的最后堡垒,而且二者也是反美盟友。如今,美国已在国际上组建了对这两国“最严厉”的制裁联盟,两国同时还面临着严重的国内经济、社会、政治危机,都自顾不暇。因此,许多人认为这是美国一并解决伊叙难题的最佳时机,所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在背后支持叙利亚反对派。

而在俄罗斯眼里,局势却恰恰相反。叙利亚和伊朗是俄罗斯在中东为数不多的盟友。俄罗斯在叙利亚塔尔图斯港有独联体以外唯一的军事基地。俄罗斯如今也是退无可退,必须对西方发出强硬信号。如果在这个时候顶不住压力而放弃大马士革,那伊朗政权倒台也将是迟早的事,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将会受到最严重的排挤。所以俄罗斯力挺叙利亚现政府以维护自身利益。

中东问题由来已久,巴以冲突不断,巴沙尔领导的叙利亚一直是反美的中坚力量。而美国与以色列一直抨击巴沙尔领导下的叙利亚是真主党、哈马斯等恐怖军事组织的真正后台和支持者。巴沙尔还被认

为是黎巴嫩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之死的实际策划者,但巴沙尔却予以否认。巴沙尔反对美国在2003年发动的拉克可战争。因此巴沙尔领导的叙利亚政府一直是美国的眼中钉。

3宗教斗争

阿拉伯国家联盟(League of Arab States)是为了加强阿拉伯国家联合与合作而建立的地区性国际组织。简称阿拉伯联盟或阿盟。1945年3月,埃及、伊拉克、约旦、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和也门7个阿拉伯国家的代表在开罗举行会议,通过了《阿拉伯国家联盟条约》,宣告联盟成立。到1993年共有22个成员国。宗旨是加强成员国之间的密切合作,维护阿拉伯国家的独立与主权,协调彼此的活动。 2011年11月27日阿盟在埃及首都开罗召开外长会议后决定,立即对叙利亚实施经济制裁,并于11月中旬中止了叙利亚的成员国资格。

阿拉伯国家联盟大多数国家都是逊尼派执政,其中沙特阿拉伯凭借强大经济实力一直阿盟中扮演老大角色(什叶派、逊尼派、哈瓦利吉派、穆尔吉埃派,并称为早期伊斯兰教的四大政治派别 。其中逊尼派是人数最多的教派其次就是什叶派)。伊斯兰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斗争由来已久,在阿拉伯国家眼里,这是一场教派战争,一方是由伊朗支持的、巴沙尔政权主导的伊斯兰什叶派,而另一方则是代表阿拉伯大多数的伊斯兰逊尼派。沙特认为,伊朗企图通过挑起阿拉伯国家教派冲突来实现其控制阿拉伯世界的野心。因此,两个国家形成对抗局面。

4 地缘政治原因

叙利亚的地理位置来看,叙利亚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北与土耳其接壤,东同伊拉克交界,南与约旦毗连,西南与黎巴嫩和巴勒斯坦为邻,西与塞浦路斯隔地中海相望。叙利亚是连接中东各个国家的纽带,只要控制了叙利亚,就几乎等于控制了整个中东。 流经叙利亚的幼发拉底河从叙利亚东部经伊拉克注入波斯湾,阿西河纵贯叙利亚西部经土耳其注入地中海,叙利亚是中东一些国家出入地中海的走廊,控制了叙利亚也就给西方国家的航运带来很大的有利之处。所以,叙利亚自身优越的地理位置也是导致叙利亚局势动荡的一个原因。

5社会历史矛盾的长期积淀

阿萨德家族是通过军事政变取得的政权,对阿萨德家族政权不满的抱怨一直存在,反对派一直在叙国内活动

叙利亚在黎巴嫩影响力巨大,1998年黎巴嫩总统拉胡德上台,巴沙尔在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为黎巴嫩南部的巴勒斯坦武装力量问题,以色列和美国等国家对叙利亚怀恨已久

巴沙尔本人痛恨贪腐在还未在政府任职之前就倡导过打击贪腐的运动,其中,自1987年开始执政的前总理祖阿比在2000年3月被开除。他在两个月后因为不愿面对贪污调查而自杀身亡。因此巴沙尔在国内政坛树敌太多。

沙尔当政之初承诺将在叙利亚进行政治和经济制度改革,但是成效甚微,人民生活水平没有显著改善。

一段时间以来,西方炮制的“叙利亚危机”已成中东动荡的最新火药桶;当前,叙利亚问题是长期以来中东地区各大矛盾的总爆发。首先,就叙利亚国内来说,是叙反对派和政府之间的矛盾,这是叙利亚问题由来的主因与核心,本质上为政权之争。其次,是中东地区不同国家和不同教派之间的矛盾,如以逊尼派为大的沙特阿拉伯,与以什叶派为主的伊朗,均想借叙利亚问题牵制并压倒对方。再次,是大国,尤其是美国与俄罗斯,围绕传统“势力范围”展开的角逐,美国欲借“人道危机”推动叙“政权更迭”,而俄罗斯则为保持其在中东地区传统影响力的最后据点不遗余力。

尽管这些矛盾错综复杂,但矛盾双方的目的无非是进一步捍卫自身利益、壮大自己,有效地削弱对方。未来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和中东影响力版图的重塑,无不与它们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

范文三:叙利亚儿童的战争 投稿:范簎簏

在一个应该手持书本的年纪,他们拿着的却是AK-47。

  一场发生在叙利亚霍姆斯郊区的战斗刚刚结束。

  一个脸庞依然稚气的士兵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朋友在炮火中倒下。他深受惊吓,用沙哑的嗓音哭喊着“艾哈迈德”——那是他小伙伴的名字。

  身着阿迪达斯T恤、牛仔裤和运动鞋的他,看上去应该是一个背着书包去学校读书的男孩。但他的身上没有书包——宽大的军绿色防弹背心和右手持的AK-47战枪与他弱小的身躯很不符——他是参加战斗的一名娃娃军。

  这只是此次流血冲突中15000名牺牲者的一员。男孩凝视着被反对派士兵抬走的小伙伴的尸体,眼泪即将流出的那一刻,他用左手捂住了脸,他的右手还握着枪。

  男孩弓下身子,将手撑在膝盖上,他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一位年长的反对派士兵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随后,他被这名战友带走了。

  如此稚嫩的脸和如此悲伤的表情,形成了一种原始冲击。这段近日在全球媒体上广被转载的视频,鲜明地展示了叙利亚儿童在国家这场危机中的悲惨角色,反对派正大量招募娃娃军对抗政府,这些10岁左右的无辜孩童只能无奈地沦为暴力的牺牲品。

  与此同时,联合国收到的报告显示,亲政府的沙哈比民兵至少3次使用年仅8岁的儿童。

  有目击者表示,今年发生在伊德省的一起事件中,数十名8至13岁的男女儿童被从家中强行带走,随后被作为人盾安置在运送军事人员进村突袭的车辆的靠窗座位上。

  报告援引几十名证人的证词指出,“大多数儿童受害者受到诸多酷刑,他们或被殴打,被蒙住双眼,被用重型电力电缆抽打,身上还有烟头烫伤的累累伤痕。在一起案例之中,一个孩童的生殖器还遭受电击。”

  “只要兄弟姐妹或父母被认为是反对派或者是叙利亚自由军,该儿童就会受到拘留和拷打。”报告称。

  刚从叙利亚归来的联合国特别代表迪卡·库玛拉斯瓦米向BBC记者讲述了当地惨绝人寰的场景。她说自己之前从未看到过连孩子都不肯放过的情况——在叙利亚,儿童也被当做攻击的目标。

  她还指责了将儿童置于危险境地的反对派。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军队招募儿童士兵,虽然多数是医疗兵和后勤兵,但那毕竟是枪林弹雨的前线。”

  她回忆,在最近的几次大屠杀中,许多不满10岁的儿童被残害。

  7月5日,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宣称,叙利亚人们是站在他这边的。“否则,我早就被推下台了。”在接受土耳其媒体采访时,他将自己与伊朗国王作对比,后者在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中被推翻。

  “他领导的是中东地区最重要的国家,他有强大的军队和全世界的支持。但这样的他就可以与人民对立了吗?不!”阿萨德说。

  “即便在同样的情况下,没有人民给我做后盾,我也无法抵御(反对势力)。很可能我早就下台了,哪能撑得到现在?”

  2011年3月,统治叙利亚42年的阿萨德家族遭到和平抗议。此后,流血和杀戮便一直笼罩着这个国家。阿萨德对此视而不见,仍坚信230万民众中的绝大多数是支持自己的。

  “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在短时间内倒台。但显然他们都错了。”

  这位叙利亚的领导人还透露,叙利亚不仅遭受着来自阿拉伯伊斯兰激进分子的袭击,还有西方国家的威胁。

  对刚开始的示威游行,阿萨德作出强烈回应,他调动了坦克、大炮、武装直升机、军队和民兵,试图粉碎武装反对派,镇压这股挑战自己权威的力量。

  他声称,袭击是来自伊斯兰激进分子的。“这盘瞄准叙利亚的棋远比我们想象中大。它的目标是瓦解叙利亚或引爆一场内战。因此,抵抗这股恐怖势力的斗争仍会继续,直到战胜它!”

  联合国向阿萨德提出政治交权的建议,但阿萨德的此番言论透露出,他丝毫没有接受这个建议的意向。

  “不论是多么强大的强权,都抵御不了人民的反抗。我们现在是在向恐怖分子开战,而非人民。战争还要继续,因为我们要保卫人民。”

  前几日在日内瓦召开的国际会议上,各国领导建议叙利亚施行交权。叙利亚异见人士和西方各国领导人称,此次冲突已使得15000人牺牲,以及不计其数的伤者。同时,叙利亚官方也表示有上千名官兵死于恐怖主义和叛乱分子之手。

  对于“叙利亚人民希望阿萨德快滚”的说法,阿萨德本人不屑一顾。

  “眼下的情况是:美国,西方以及周边国家统统与我们为敌。我站在这里对我的人民心怀感激。我有什么理由对支持我的人民下毒手呢?”这位46岁的领导人说。

范文四:叙利亚:战争在逼近? 投稿:叶隌隍

叙利亚阿拉伯通讯社12月10日报道称,叙利亚政府向联合国安理会秘书长潘基文发去两封信,重申巴沙尔不会使用化学武器的承诺。叙利亚外长在信中写道:“美国政府一直指责叙利亚在危机中会动用化学武器,此类新闻让我们感到担忧,一些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很可能会以此为借口,向恐怖组织提供化学武器。”

  美国官员本周说,他们获得的情报显示,叙利亚在为使用化学武器做准备。叙利亚并没有签署禁用毒气的国际条约。西方认为,叙利亚有500吨到1000吨化学武器的储量,种类包括芥子气等。“任何关于叙利亚化学武器的持有量都是估计。”加拿大智库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马赫迪·纳赞罗亚告诉本刊,“叙利亚持有化学武器的初衷是遏制以色列的核武器。”“奥巴马和北约在用化学武器威胁为北约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部署爱国者导弹辩护。这也是为了给叙利亚方面施加心理压力。”“事实上,关于叙利亚化学武器的各种说法都曾经出现在北约对利比亚的攻击中,美英在2003年时发动伊拉克战争也是以伊拉克持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理由的。”

  德国内阁12月6日批准了在土耳其部署爱国者导弹和400名士兵,以防叙利亚混乱局面扩散到土耳其境内。荷兰和美国也计划为土耳其提供这一防空设备。这是叙利亚内战发生20个月来,欧美火力首次逼近叙利亚边界。但北约方面坚持,这是纯粹的自卫措施,目的就是防止叙利亚冲突扩散到土耳其。

  “爱国者导弹是为击落飞机和导弹而设计的,尽管它被描述为防御性的,但是依然可以用来击落叙利亚领空内的飞机。”土耳其比尔肯特大学教授杰里米·绍特这样告诉本刊记者,“导弹的部署会提升土耳其和叙利亚发生交火的可能性,而不论是出于意外还是预谋,一旦发生交火,就会使局势恶化。”

  美国外交理事会国家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马科斯·布特告诉本刊,号召阿萨德下台并向反对派提供人道和非杀伤性武器的政策已经不管用了,战争已经出现了外溢效应,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就是设立禁飞区。“美国应当在对叙利亚的空袭中担任领导角色,这能够很快摧毁阿萨德最有力的武器——他的空中力量。这也能够切断伊朗为阿萨德提供的主要供应线,这条供应线主要由从伊拉克方向而来的飞机构成。一旦阿萨德失去空中力量,反对派就能控制从土耳其边界到阿勒颇的领土。此外,美国应该直接为反对派提供武器,这不仅能缩短战争,还可以增加美国在反对派力量中的影响力。”12月5日,美国“艾森豪威尔号”航母战斗群抵达地中海叙利亚附近海域,该航母拥有8个战斗轰炸机中队和8000名官兵。之前,拥有2500名海军陆战队官兵的美国“硫磺岛号”两栖攻击舰已部署到叙附近海域。据以色列新闻网统计,美军在地中海集结了1万多名官兵、70架战斗轰炸机以及至少17艘军舰,有4艘还配备了“宙斯盾”预警系统,该系统能击落叙利亚拥有的任何导弹。

  这预示着战争即将打响吗?纳赞罗亚认为,这取决于北约是否已经达成三个条件:战争能够确保胜利;直接干预是有利可图的;战争不会扩大或牵涉其他力量。“公开干预叙利亚造成的后果一直让美国和北约十分犹豫。”纳赞罗亚说,“首先,伊朗和叙利亚具有双边防务协议,这可能会导致德黑兰在战争中协助大马士革,伊叙两国在黎巴嫩、伊拉克和巴勒斯坦的支持者都可能加入进来。此外,伊朗的卷入还可能迫使俄罗斯采取行动。”

  在联合国,安理会一直反对对叙利亚的军事介入。“在没有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情况下,北约会对叙利亚动武吗?这存在两种可能性。”绍特告诉本刊记者,“一种是美国和安理会成员国达成幕后协议,提出一定的军事、经济条件作为交换;另一种是北约在对各方进行评估后决定一意孤行。这是非常危险的赌博。”“近期,由于外部支援的增加,反对派的进攻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如果最终证明他们还是无法自己解决问题,北约可能会在明年的1月或者2月做出最终的决定。”

范文五:我遇到的叙利亚难民们 投稿:熊隫隬

2015年6月16日,在与叙利亚接壤的土耳其阿克恰卡莱边境口岸,大批叙利亚难民拥入土耳其。

  3岁叙利亚幼童艾兰・库尔迪被海浪冲上土耳其沙滩,红色T恤、蓝色短裤的小身躯躺在沙滩上,这一幕刺痛全世界公众的心。小艾兰的悲剧,结束了世界对难民危机的冷漠,短短几日,联合国难民署等各大机构收到大批捐款。德国、奥地利等难民的“心属国”也开放边界,允许更多难民入境。然而,事情很快发生了逆转,欧盟国家从最初的“圣母”范儿,迅速转变成张皇失措的老地主范儿。实际上,早在小艾兰悲剧曝光前,欧盟国家在此次难民危机中的态度一直是暧昧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蜂拥而至的难民们已经远远超过欧洲国家所能承受的范围。

  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进入欧盟28国寻求庇护的难民人数达62.6万人,创1992年前南斯拉夫内战以来的新高。今年,拥入欧洲的难民更多。按照欧盟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仅第一季度,欧洲新增18万难民,同比增长86%;第二季度,新增21万难民,环比增长15%。尽管第三季度的数据还没有公布,但欧洲分析人士普遍认为,随着欧盟在小艾兰悲剧后推出的短暂宽松政策,更多的难民正在进入欧洲。根据联合国难民署今年8月底的数据,在疯狂拥入欧洲的难民潮中,约51%的人口和艾兰・库尔迪一样,都是来自叙利亚。根据2012年的人口估算,叙利亚人口约为2200万,不过在4年多的内战中,截至今年8月有约408万人逃离叙利亚,沦为国际难民。此外,叙国内还有约760万居民流离失所。

  南风窗特约记者近期赴土耳其和叙利亚两国实地采访,不仅深入了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难民营,还进入了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重镇科巴尼,那里不时面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袭击。记者在这期间接触了大量的叙利亚难民,了解到他们的悲惨境遇。对绝望的他们来说,国内战争漫漫无期,如果不选择逃亡,等待他们的可能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在战争中“打游击”的难民

  艾兰・库尔迪一家的遭遇,可说是典型的叙利亚难民―哪里没有战火,他们就逃往哪里,直到死神追上他们……库尔迪一家原住首都大马士革,2012年在混乱的内战中,父亲阿卜杜拉一度被误抓,获释后便举家迁往妻子的娘家科巴尼。因为当时位于土叙边界的科巴尼远离叙利亚的政治中心,战火一度距离这里很遥远。

  2014年9月,“伊斯兰国”突然围攻科巴尼,试图打通从其“首都”拉卡到土耳其边境线的交通要道,以方便更多的外国圣战者从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在长达4个多月的科巴尼保卫战中,原本数10万人口的科巴尼,绝大部分住户选择逃亡到一街之隔的土耳其境内,其中就包括小库尔迪一家,也包括南风窗特约记者遇到的热尔扎一家人。

  今年4月,随着科巴尼的局势逐步稳定,9岁的热尔扎和家人从土耳其难民营回到科巴尼。不过,她已经完全不认得战争废墟中的科巴尼,她甚至找不到去爷爷家的路了。80岁的爷爷也下落不明。热尔扎向很多人打听,但大家也没办法帮她找到去爷爷家的路。科巴尼临时政府内政部长达德利告诉南风窗特约记者,4个多月的科巴尼保卫战导致城里80%的房屋被炸毁,接近一半完全被夷为平地,尤其是城东一带。热尔扎的爷爷家恰好处于这一带。去年9月战事爆发后,热尔扎和父母一起去土耳其逃难,爷爷因为行动不便留在了科巴尼。

  热尔扎父亲说,因为他们是库尔德人,土耳其政府故意刁难他们。当初他们从科巴尼申请进入土耳其躲避战火时,也曾被土耳其政府故意拖延时间。即便进入了难民营,他们也根本吃不饱饭,而且还只能睡帐篷。他们觉得难民营不如自己的家,于是返回了叙利亚家中。然而,热尔扎一家回到科巴尼只有两个月,“伊斯兰国”武装突然偷袭了科巴尼,在两天的交火中,近400名科巴尼人被打死。热尔扎的父亲事后向记者回忆说,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的袭击,埋伏在街角制高点的“伊斯兰国”狙击手向满街奔跑的平民开枪,他感到身处地狱般的无助……

  战前生活在叙利亚中部城市霍姆斯的热尔扎的父亲说:“这场袭击让我坚定了再次离开叙利亚的信念,这里真的不适合再呆下去了,逃难的生活再苦也比留在这里莫名其妙地死去好。”眼下,热尔扎一家第二次经过科巴尼对面的土耳其口岸,进入了土耳其难民营。

多数难民还被困在叙国内

  在叙利亚紧靠土耳其的边境小城科巴尼,记者印象最深的是6岁小女孩叫萨拉,她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尽管因为缺水已好多天没洗头洗澡,但她脸上的灰尘掩盖不住一脸稚气。萨拉的家,原本紧邻科巴尼市政府,父亲萨拉丁原来经营一家商店,家底殷实,然而猝不及防的战争让他们失去了一切。去年年底的科巴尼保卫战中,萨拉丁家的周边成为“伊斯兰国”与库尔德民兵的主战场之一。他的家一度被“伊斯兰国”改造成临时野战医院,因此,在美军几次对“伊斯兰国”据点的定点轰炸中,萨拉丁家的三层小楼被美军精确制导炸弹夷为平地。

  萨拉丁一家如今只能暂住在郊区的弟弟家。小萨拉也只能在家里哄着1岁的妹妹,抱着她在断壁残垣中翻找一些破旧的布娃娃玩。萨拉已到了上学的年龄,但眼下家里没有人照看1岁的妹妹,只好让她在家里帮忙。萨拉丁将南风窗特约记者带到家里的厨房,粮缸里只剩下一点点豆子。他说,这些粮食恐怕只够一大家人吃一周了。记者问,一周之后吃什么?萨拉丁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2015年9月8日,在塞尔维亚与匈牙利边境一个叫做霍尔果斯(Horgos)的小镇,难民躲在丛林中,等待机会过境匈牙利的勒斯凯(Roszke)村,再乘火车北上,这是许多难民会选择的一条路线。   叙利亚是阿拉伯世界少有的农业生产大国。战争爆发前,叙利亚能够种植小麦、豆类、蔬菜等,不仅满足国内需求,还能出口创汇。不过2011年开始爆发的叙利亚内战改变了这一切,战争导致农业生产荒废,很多人只能靠吃陈粮过日子,陈粮终有吃光的一天,就像萨拉丁一家人经历的那样。

  萨拉丁说,他们家已经很少吃蔬菜了,因为集市上出售的少量蔬菜几乎都是从土耳其走私来的,比战前贵了将近五六倍。尽管如此,一旦集市上有了走私来的蔬菜,当地人还是会一抢而光,毕竟吃饭是人活着的第一要务。萨拉丁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最近一年来他没有任何收入,全家人的开支只能靠过去的存款。不过叙利亚镑的汇率在黑市上暴跌,1美元就能兑换到250叙利亚镑。记者2011年在叙利亚采访时,1美元在黑市上只能兑换50叙镑左右。短短4年多的时间,叙镑贬值了80%。

  萨拉丁说,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过去几年内战期间,叙利亚人的主食大饼价格变化不大。遵循苏式计划经济体制的叙利亚政府,专门设立了“大饼部”,长期统一管理国内大饼价格。2011年,记者在大马士革采访时,1公斤大饼的价格约为0.6美元。2015年,在科巴尼,同样重量的大饼价格大约是0.9美元。记者了解到,为了保证大饼价格的相对稳定,叙利亚政府承受了巨大的财政压力。值得一提的是,在叙政府失去控制的代尔祖尔省,1公斤大饼的价格今年已经涨到了8美元左右。

  出乎意料的是,萨拉丁家和热尔扎家的人,眼下都没有偷渡到欧洲的打算。原因只有一个:囊中羞涩。萨拉丁说,他打听过,从土耳其坐船去希腊,然后再经过马其顿、塞尔维亚、匈牙利、奥地利,最终到达德国的偷渡路线是最便宜的,大约每个人要向蛇头支付5000~6000欧元。他和弟弟两家12口人(阿拉伯国家的生育率普遍较高),约需6~7万欧元,他们根本负担不起。有一组数字或许能说明问题―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公署今年9月的数据显示,抵达欧洲的地中海难民中,71%是成年男性。

两大认知误区

  再次逃到土耳其的热尔扎一家人说,他们也没有钱偷渡去欧洲,现在只能呆在土耳其,过一天是一天了。像热尔扎一家人一样,逃亡到周边邻国的叙利亚难民占到了该国境外难民数的一大半,远超欧洲国家接纳的难民。

  叙利亚难民危机最大的受害国,其实并不是欧盟国家,而是叙利亚的邻国们,尤其是黎巴嫩这个与叙利亚有着千丝万缕特殊关系的中东小国。叙利亚内战的外溢效应,已经导致该国部分地区出现了严重的教派冲突。根据联合国难民署今年8月29日的数据,408万叙利亚人成为国际难民。根据2015年4月数据,在接纳叙利亚难民的国家中,最多的是土耳其(约213万),其次是黎巴嫩(约119万),第三是约旦(约63万)。

  在此次难民危机中被外界赞扬的德国政府,其实只接收了10万多叙利亚难民(2015年3月数据)。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3国,都与叙利亚接壤,即便是在上述3国关闭边境后,依然有大量的难民偷渡进入。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的态度。土耳其是叙利亚难民的最大接收国,最早的叙利亚难民营也是土耳其建立的。不过,这一切是建立在土耳其政府预判大马士革政权快速倒台的前提下。随着叙利亚内战的长期化,土政府对叙难民的态度也在改变。尤其是针对叙利亚库尔德难民,土政府一直比较敏感,担心会壮大反对土政府的库尔德工人党的力量。

  此次欧洲难民危机,来源并不仅限于叙利亚。相反,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只占从地中海偷渡来的难民总数的51%。欧盟的统计显示,这次难民危机的来源国主要是中东地区的叙利亚、伊拉克、也门,非洲的厄立特里亚、尼日利亚、索马里、苏丹和冈比亚,欧洲巴尔干地区的科索沃、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波黑和马其顿,以及亚洲的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在过去几年里,其实一直有大量来自上述国家的难民不断拥入欧洲大陆,只不过叙利亚内战在短时间内加剧了难民危机的严峻性。

范文六:叙利亚难民到德国 投稿:邱畳畴

获瑞得士 、英国 美、国 的 接纳, 不会就有那 么 多 

受 到害迫 的人, 所 以争难 民战 包括 是于 中的其 。 以前 治避 政难者可 以 得获长期居 权 ,而 住他 其难 民只  限定有 期的限居 住 。权 前目种 区别这 已不经 存 在 了战争。 民难 的收接是由 当 各地国 议商决定 

的不过, 这工 一作行进极为 慢 ,缓导 致 难民通过 

人惨死

在毒 气室 。所中 以年当的 上海接纳 了逃 难   来两的犹万 太人, 令犹 人 、甚太 德 国人至 念感 至今 ,

因为 是对 那投走无 路 、悬命一 线的人们 救  的命之 。 举 自 20 世 纪90 年 以代来,世界 上 局部的 乱战从 

各种

径 来到欧途洲 。 些 自这 行达到 洲 的难民欧在 法 律是不上 能被接 收政为治难 者的。  避面对

些这拥蜂 至 而的 民 ,难欧 洲 各 国,括 

包未停

歇 从,伊 拉克战 争到欧东 波的黑 、科索 沃战  争 , 到再 洲非 卢旺的达内 战,总有难 民为 逃 战避  来乱到 德寻国求庇护 ,同时 有其他 经济 也落地 后区 人们的 为求寻更 好生活的前途 来到 德 国 难 民  申请的,处 令德理 不堪 重国负 。此 为1, 9 93 年 , 德  国会议 通过 宪法修 了案正 缩,短难民甄 别程 , 序  对 一 些来自 “ 安全国 家 ”以经及其 他欧盟 国家 来 到德国 人不的给予难 民身 份认的 可。 这味意着从  意利 、希腊大 匈牙和 进入 德 利国的难民 ,根 不 本 可能获得 治避政难 认的 。而从 可土 耳等地 其—— 不

管是陆 路还 海 是—— 都路必 须经过 这要些“  

安德国在 ,内见意 异。各兰波表 ,示只接 叙收利  亚 民难的基中 督徒 ,斯洛伐教 克 也示表接不收 斯  林难 民 ,匈穆 利说要牙让难 民 到回 其 邻 ,国德国东  

部地区 ( 即前德 地区东 也)断不有纵 火烧毁难 民  营 以抗议接受难及的民行游示事威件生发  。

然而

,在9 9日联月 邦议 的会讨 论 中德 国总 , 理克尔默表 将示与奥 地 利一 起取, 难民从 消牙 匈

利继

续进入 欧洲 国 的家欧 盟禁 令这 。实事上打  

开了欧 洲大 门。的这表 态一 议会上 获得在 所 有了 党

全 国家”才

能 抵德达国和 样同接 纳 不少难 的北 民欧 国家

, 比如典瑞 。事 上实 9 0 ,代 来德 的战争年 难 民 还在 陆续被遣返 过的 程中 ,可他 们还 是不断 

团的

持—支 基 民— 党社 民党 、绿 、和左党 派 党一   表致示 赞 。被同拦 截 在牙匈利的 难 民,本要扒原

  铁开丝网 并 用各, 种躲 藏方的才 式来 到德 能 国  ,现 在铁 由路 列车、大 车客 载 着潮,水 涌 入 般

德 

地 新重来到 国—德—比 阿如尔 尼巴人亚和科 索沃  

在。 国经本济一 蹶不 的振 况情下 , 他 希 望到 们德

国工作 , 养 家以 糊 口。过不 ,们 他的 国 家列 已在 “ 全安 国家 ”名之 单中,政其避治难 的 申请   不可被能接 受,终最还是临被面遣返 命运的 。   以 ,所叙 自亚 内利战以来 ,德 国不并 想张大 旗  地接鼓受 难民 。因 为,根 据之 前的 经验, 国德   清楚很, 难民一旦 进 入德 国 ,不便 主动会离开 。

然 而,现 实情 的况是, 难民从们土 耳等地 经海其 上 或陆地 ,到达希 腊和 马其 ,顿过经塞 尔 维 亚、 

国。在 慕 尼黑火车 站,们他受到 了热 情迎接 的, 接着得 尽 心的安到 。置  对此善举 ,批 之 声评也 绝于耳不 。 首先 ,难 民  置到 安哪呢里?承 担 安置工作的  地 方政 ,也 面临府 着大 巨的政 财力压 。子要孩安  排 上 学成, 人年要安 排 作工—— 这人 一点德些  语 不都会 说怎么,能 才让他 尽们快 入 当地的融学习 

和 作工 中 ?默呢 尔克总理说,难 民融的 入头 等 是大事 。很 多 学都 校设 立 “了欢迎 班 —” —即 语德 

牙利,到奥 地利 , 最要求终到德 国和欧 北这。

 一

,班连我 女 儿就读的 本 原有德 语没班的 柏林著 名

路 充上满 艰辛与危 险 , 别是特 蛇收 了难 民头 

赫尔德的 H(e r d er ) 文 高 中人 也 今在秋年 学季 期 设立

“欢迎班 ”, 接纳叙利 亚 难民的孩 子这 。确 

实美

金 却 ,他们 让挤在拥 破 上 船,逐 沉浮浪 根,本 

管不其死 活 能, 漂够流上 岸实 属运 。幸些有 难民  

对是 地政方 财政府 和政行管理上 的巨 大验 考一。 

漂 到希 小 腊岛上,只 能 露 宿营 ,天吃 喝 都保无 障 。因此 这些难 民 继续往欧 洲内 陆 走 ,期待 在 德

国 北欧 获得更和 的好 遇 。汹境而涌来 的 潮使得  以往政治避难 人申请的程根本不足 以序对 。应  

些大公

也司 续表陆 接示受 定一数量的难 作民为学

徒 ,提供 术培 技 ,训使以 们有他就业的能 力。   这些年 来, 德 劳国动力市场 上的确 缺 乏 技有

 的能 劳者 。动这从个角 看度, 受接 部一 受过较 分

其实 ,治政避 权 难于 用受接 争难 战是民合不

  适 。针对 战争逃 亡者的 ,应适 用该的是1 95 1 的年

高教  育程度的难民 符 德合国 的 益利 。 是一 但进 

来年 8 O ,完全超 出了万纳 容能 力。一的 政些 治对家

 

《日瓦内约条》, 目 前 有 1 47个 国 为签约国家 。  根据这 个约 ,条难民 仅 不是指

遭 政受 治迫 害 ,也者  包 因括 属于某种人、宗 、社教 团体会 在而其家 乡

此  有些顾虑 也无可,指 责。在 此头关 德, 的国普  通民 众 对 民难的好友 纳接 ,体 现的出 道人主 信 

念 义已 深人 入 ,成心 社为会 共识 。偶 尔现出的极端 

范文七:华尔街与叙利亚战争有关吗? 投稿:卢房所

美国真如美国政治家们一向标榜的那样,是民主和正义的化身吗?

  从南联盟、阿富汗到伊拉克,美国发动的每一次战争,总是在民主与人权,自由与和平的名义下进行。但一次次空袭和轰炸,一次次依仗武器先进而肆意展开的军事行动,最终给对方的人民带去民主和自由了吗?没有。世人触目所见,是另一种血淋淋的事实:狂轰滥炸中失去双亲的南联盟孤儿正流落街头;阿富汗边境无数痛失家园的难民孤立无助,在风沙和烈日下苟延残喘;伊拉克局势更加动荡,伊拉克战俘则在美军监狱里备受凌虐……

  是的,美国远没那么高尚!

  没那么高尚却一次次自我标榜高尚,这种标榜本身便充满了对世界的蒙蔽和愚弄,充满了隐藏其真实意图的令人不齿的阴谋:或为了转嫁国内政治危机,或为了给濒临崩盘的经济注入一针强心剂,或为了完成自家对世界珍贵资源控制与独占的野心——盘点美国这些年的对外军事行动,哪一次与这些图谋无关?

  本期我们编发的《华尔街与叙利亚战争有关吗?》一文,从经济层面对目前远未尘埃落定的所谓叙利亚问题做出了另一种解读,会让读者对美国式的“民主和正义”有更为深刻的认识。

  大数据时代不妨用大数据说话。如果大家用GoogleTrend查询“奥巴马和叙利亚”,你将发现在过去的5年里奥巴马极少提到叙利亚问题,直到8月16日,奥巴马与叙利亚在GoogleTrend中相关性为0!自8月17日起,“奥巴马与叙利亚”的相关性简直是直线飙升,为什么?

  即便奥巴马由于化学武器问题开始关注叙利亚,也不至于在两周不到的时间里就准备发动一场战争!

  一种最现实的可能性就是美国的战争威胁醉翁之意不在酒!

  就在8月16日,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飙升至2.82%。自5月伯南克放风退出QE之后,国债收益率不到三个月就暴涨了近70%,这是30年里前所未有的幅度!有人会问,2.82%仍然很低,利率飙升有什么可怕?国债收益率是整个美国金融市场的定价基准,它剧烈上涨将冲击38万亿债券市场的定价,和19万亿股市的估值!金融资产之所以是现在的价格,那是国债收益率仅为1.6%左右的情况,如果利率大幅飙升60%,那么资产价格都将承受下跌的压力。美国股市8月出现一年半以来最大跌幅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那么,美联储不能加大购债力度缓解利率飙升吗?QE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对不起,现在这招不好使了!

  既然美联储已经放话准备退出QE,那么未来国债市场就会短缺一个最大的买主,美联储吃进了新增国债的90%,它要是缺席,市场上谁能接得住?中、日和外国投资人会这样想,既然你想跑,我就只能比你跑得更快,才能避免将来更大的损失。结果大家一起跑,这就是6月美国国债和其它资产遭到比雷曼破产更严重的抛售的原因。

  正因如此,国债收益率才会如此猛烈地飙升!美联储购债压制收益率的办法已经失效,利率飙升出现了失控的危险!

  8月16日,10年国债收益率飙升至2.82%后,金融市场陷入一片惊恐。美国总统奥巴马于8月19日紧急通知华尔街的大佬们和美国政府的金融主管头头们开会,与会者包括美联储、财政部、证监会SEC、CFPB、FHFA、CFTC、FDIC、NCUA的头面人物,虽然会议内容没有外传,但显然与利率飙升的紧急状况有关。

  国债收益率上涨,那么整个社会的借贷成本都会涨。今年2月,美国30年固定利率按揭贷款利率仅3.6%,现在已经暴涨到4.8%!其它行业同样如此,金融市场受不了,实体经济同样受不了。

  8月22日,10年国债收益率飙升到2.9%,情况越发危急。对冲基金、共同基金、保险公司就像中国和日本一样,眼见国债收益率暴涨,同时价格跳水,他们账面上的债券资产也同样损失严重,为避免更大损失,他们只有做空国债,对冲风险,而这又加剧了国债的下跌。

  此时,金融市场出现了更为不利局面,在REPO(回购)市场中,抵押借贷的质押物是国债和MBS债券,这两种资产同时大幅缩水,导致押券借贷者不得不追加保证金,这帮人本来就是在回购市场融资,然后投资更高收益的资产,如垃圾债、或印度等地的资产,哪里还剩闲钱?急迫之下,只有跳楼甩卖外国资产和高风险债券,于是8月全球新兴市场一片哀鸿。

  如果不紧急控制收益率的暴涨,另一个可怕的后果是利率掉期市场可能崩盘。这是一个对赌利率的衍生品市场,规模高达441万亿美元。如果利率直线飙升,那么对赌利率不涨的一方将赔得倾家荡产。2008年内爆的是对赌违约的信用违约掉期市场,那不过是60万亿的小水池,而利率掉期才是真正的巨无霸,是信用违约掉期市场的7倍!如果利率掉期爆掉,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太小儿科了。

  而奥巴马一宣布美国准备动武,叙利亚的局势骤然紧张,美国10年国债收益率从2.9%下跌到2.75%。这表明全球资金为了避险再度大规模买入了美国国债。5月以来几近失控的收益率飙升缓解了,几艘军舰走一圈的效果,顶得上4个月3400亿美元的购债总量!38万亿债券、19万亿股票和441万亿的利率掉期市场得救了!

  无论战争的前景怎样,华尔街都已经获利了!

范文八:面包:叙利亚的另一场战争 投稿:赖赢赣

叙利亚人正在艰难度日。

  在巴沙尔政权控制的首都大马士革,44岁的公务员Amal Zuhairi离开Oumawyeen国家合作商店时两手空空。斋月刚刚结束,她打算买一些玉米油――几周前,她在这里以每升325叙镑的价格买了玉米油,而现在,商店中的玉米油已经售罄。在市内最大的Bab Serijeh食品市场,玉米油倒是有货,不过售价已经涨到了每升490叙镑。

  战火重创了经济,根据联合国的估计,叙利亚的国内生产总值相比战前已缩水40%。制裁,农田抛荒,使得物质匮乏,货币贬值,严重的通货膨胀进一步侵蚀了普通人的购买力。在今年年初的面粉短缺时期,以前只卖25叙镑的面包。甚至一度涨到了500叙镑。

  高涨的物价,即使是效忠巴沙尔政权的公务员也在艰难度日:今年6月22号,巴沙尔下达总统令,上调其公务员、军方人员工资,以及上述两类职业退休人员的退休金,以提高士气。在此之前,公务员的工资收入最低档为9765叙镑,最高档为38800叙镑。上调之后,最低档的工资达到了约14000叙镑,幅度高达40%,但是在通胀之下,这一次的上调并没有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无人庆祝。

  在自由军控制的地区,景况也同样糟糕:在阿勒颇,自由军包围了政府控制的市中心,控制供应线的反对派寻租团体从围城开始就对进城货物征收附加费,更是加剧了战时的通胀。西红柿等普通蔬菜的价格涨了两倍,关键的燃料价格是以前的四倍。在贫困的居民区,人们只能依靠每日的粮食定额配给来维持生存。

  制裁的影响

  美国在2011年8月即开始对叙利亚实施单方面制裁。制裁内容包括,冻结叙利亚政府在美国权限内的一切资产、停止一切美国对叙利亚的投资、禁止向叙利亚出口油气产品、禁止从叙利亚进口油气产品、禁止一切美国个人和企业与叙利亚政府交易等。

  实际上,美国与叙利亚的经济往来并不密切。对叙利亚的经济打压更严重的,来自其最大贸易伙伴欧盟和阿盟的制裁。欧盟对大宗商品石油的禁运,以及阿盟停止与叙利亚中央银行、叙利亚政府、叙利亚商业银行的所有交往,使得叙利亚在出口和外汇业务方面,损失惨重。

  其中,欧盟、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土耳其等4个贸易伙伴对叙利亚的制裁,就占到了叙利亚对外贸易额的近60%。

  首遭重创的是旅游业。旅游业在叙利亚国民经济总量中的比重占到11%,冲突和制裁发生之后,几乎已经看不到游客的身影,旅游业收入暴跌9成以上。曾占到叙利亚财政收入近30%的石油出口,主要面对意大利、德国等欧盟国家,也近乎停滞。

  在2011年的冲突爆发前,巴沙尔政权的外汇储备高达170亿美元。在制裁开始之后,巴沙尔政权立即禁止进口除未加工原料和谷物之外的绝大多数物资,以保存外汇作为应对措施。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估计,用于战争的开支、政府雇员的补贴,燃料进口等方面的支出,已使得巴沙尔政权的外汇储备几乎用尽。

  向其盟友求助的行为间接证明了国际金融协会的估计――从2012年开始,巴沙尔政权即开始向俄罗斯和伊朗求助,以物物交换的形式,换取短缺的物资,如加热用的柴油、天然气、汽油等,以及,要求为其提供贷款。

  巴沙尔政权的经济困境

  8月4日,巴沙尔・阿萨德签署命令,禁止在叙利亚任何商业业务中使用外币。命令指出,禁止借助外币和贵金属进行支付、赔偿、交易和任何其他商业业务,只允许使用叙利亚镑。违令者将面临罚款和6个月至10年的监禁,监禁时间取决于金额的多少。不过,这种禁令的效果值得怀疑,动荡导致巴沙尔当局的执行力大大减弱,而民间的黑市换汇则十分活跃。

  叙利亚冲突爆发两年多来,叙利亚镑严重贬值。冲突前,叙利亚镑兑美元的汇率为47:1,但低谷时一度跌至300:1,即使到现在,也只维持在200:1的水平。这导致越来越多的叙利亚人更愿意使用稳定的外币,如美元、欧元,从进出口商、房地产商人,到食品小贩、出租车司机,莫不如是。

  叙利亚官方没有公布最新的通胀数据,但该国负责经济事务的副总理Kadri Jamil估计,截至2012年底,叙利亚的通胀率已经达到120%。而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经济学教授Steve H.Hanke的判断,叙利亚目前的通胀率应该在213%左右。

  巴沙尔当局本就不多的外汇储备,更是让通过买入本币来抑制叙镑贬值的作用变得微乎其微。

  而对巴沙尔政权打击最大的当属石油上收入的锐减:国际社会的石油制裁,以及反对派对油田的控制,使得其石油产量从原来的一天38万桶降到了现在的一天2万桶。

  尽管如此,巴沙尔政权仍在想办法渡过难关。由于战争,政府关闭了不少学校和医院,这减少了在政府补贴上的支出;此外,大规模的基础建设也被搁置了,对新的道路、公共工程的投资,在战前几乎占到了政府预算的一半――是全球所有国家中比例最高的;更关键的是,巴沙尔政权有能力依赖其盟友,主要是伊朗和俄罗斯,来帮助支撑其经济的运行。就在8月初,《德黑兰时报》报道,伊朗和叙利亚两国的中央银行签订了价值36亿美元的石油合同,根据该合同,伊朗向叙利亚提供36亿美元的贷款以帮助叙购买石油,而伊朗将通过在叙利亚的投资,逐步收回贷款。

  反对派获得了多少援助?

  在巴沙尔政权挣扎之时,叙利亚的反对派组织也加紧了对国际社会的游说,从争取到更多的经济援助――在直接的武器援助被拒绝之后。

  在叙利亚冲突爆发的第一年,他们没能从国际社会得到多少援助――从2011年10月成立,到2012年11月。总共获得的金融援助额仅为4040万美元,分别为阿联酋提供的500万美元、卡塔尔提供的1500万美元,和利比亚提供的2040万美元。这部分资金主要用于人道主义目的和日常行政开支。

  随着“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在2012年11月成立,并先后得到海湾六国、北约、阿盟、美国和欧洲国家的承认后,这种局势立即得到了改观。   今年5月,英国首相办公厅宣布,英国将向叙利亚危机受害者追加3000万英镑人道援助,以及追加1000万英镑非军事援助,用于加强叙利亚反对派力量,降低冲突波及邻国的可能性,及支持人权和公民社会。这使得英国对叙利亚反对派提供的援助总额达到了1.7亿英镑。

  继英国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今年8月宣布,美国将向叙利亚反对派新增1.95亿美元人道主义以及食品援助。这也意味着自从两年前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美国已经向叙利亚提供超过10亿美元人道主义援助。

  除了这样大手笔的“输血”,帮助叙利亚反对派的“造血计划”也一直没有停歇。

  在4月份,欧盟部分取消了对叙利亚的石油禁运制裁,并将开始在反对派控制下地区油田购买原油以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此外,欧盟还将部分开放对叙原油产业的投资,条件是:取消限令的地区不得发生任何支持巴沙尔政权的行为。

  在6月,美国国务卿克里签署了一项决议,取消美国对叙利亚反对派控制区域的部分经济制裁措施,以便于向这些区域提供救援和重建所需的物资和资金。克里签署的这项决议包括允许向叙利亚反对派控制区域出口部分产于美国或转口于美国的商品、软件、技术和服务,其中包括水供应和卫生系统、农产品和食品加工、发电、油气生产、建设和工程、运输以及教育设施等。此前,美国方面已经允许向叙利亚反对派控制区域出口食品、药品和医疗设备。决议中还提到,美国财政部准许美国公民申请特定许可征,参与叙利亚境内某些经济活动,特别是有助于叙利亚“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及其支持者的石油交易,以及涉及叙利亚农业和电信行业的交易。美国财政部同时还着手修改相关规定,准许向叙利亚反对派控制区域出口服务和转移资金,用于支持旨在保护叙利亚文化遗产的非营利活动。

  经济=武器

  于是在战火之外,双方都用上了经济这一武器。

  巴沙尔政权燃烧农田、炮击那些被反对派控制的区域,以使得农田抛荒,减弱其经济活力;同样的,反对派则袭击电网、攻击巴沙尔政权的油罐车,希望使燃料等供应枯竭。

  这甚至造成了一种奇观:为了维持经济的正常运行而获得民心,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双方,甚至在交战的城市中达成了维持经济运转的默契。

  阿勒颇坐落在叙利亚最北部,是叙利亚最大的城市,拥有400万人口,也是叙利亚的经济中心。在2011年初爆发内战之前的10年,这个城市经历了一轮经济繁荣。因此当这个城市被卷入冲突之时,巴沙尔政权和反对派都把它当成了决定战争走向的关键之地。巴沙尔政权派出了成千上万的援军来坚守市中心和反击反政府武装,而反对派则加强了围城的力量。

  从去年夏天开始,阿勒颇外围已变成了一个狙击手出没、布满地雷的战场。数十万人逃离。难民们涌入市中心。时至今日,战争仍在持续。政府军飞机时常低空扫射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地区,坦克在大街上逡巡,阿勒颇的中世纪城堡驻扎上了军队。

  尽管反对派已经包围了政府控制的市中心,切断了来自大马士革的后续增援,但在收紧包围圈的过程中,反对派武装没有让这座城市挨饿。这当然是争取民心的考量:起义的目的是为了赢得民心。

  资金支持(以汇款形式)仍在流入阿勒颇。很多公司虽已关门,但银行继续营业,据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的工作人员介绍,虽然2012年向叙利亚的汇款有所减少,但汇款仍是阿勒颇的一条重要生命线。此外,自去年冬天出现食物短缺后,反对派武装已准许面粉运抵这个城市的面包店。并且在夺下阿勒颇的发电厂之后,他们也与巴沙尔政权协商,如何与其控制的城区共享电力。

  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人,在经济生活中,却建立起了一套秩序,让这个城市中的生活能够继续下去。

  于是,人们甚至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在阿勒颇市中心,市民的生活仍然维持着表面上的正常。啤酒价格已大幅飙升,但酒吧仍满座;年轻人依旧在大街上嬉笑打闹;不停电的时候,电视节目依然能看到HBO。女人们还是在做指甲和头发,男人们上咖啡馆,抽水烟,饭店内也坐满了人。你甚至听得到几公里之外,有呼啸的子弹声和隆隆的迫击炮声,有人正在死去。

  战争创造了新的市场

  叙利亚人正在适应他们的战争经济。玻璃制造者通过修补破碎的窗户做起了兴隆的生意;在大马士革,房地产中介甚至比战前更能赚到钱:富裕的中产阶级急于将自己的房产出手,而价格被压得很低。

  在反对派控制的区域,对武器的需求,甚至催生了很多“家庭兵工厂”。人们制造爆炸物、枪械,维持生计,为战争尽一份力。

  亚辛就是其中的一个。这个原来的网络工程师,如今是阿勒颇最好的武器制造者之一。他拥有一个自己的兵工厂,每天能制造数百磅爆炸物,希望能“杀伤更多巴沙尔的士兵”。他出售的武器包括:迫击炮弹、雷管、反坦克地雷、燃烧瓶、臭气瓶、手榴弹、各种尺寸的投掷弹等等。

  他原本只是作为志愿者,开着救护车救护伤员。有一次,他见到了一位申请武器的反对派军官,由于武器供应紧张,这名军官最后只要到了50发子弹。军官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这意味着:其所带领的队伍可能弹尽而亡。亚辛决定投身这一事业。他用战前的积蓄作为启动资金,建立了一个新的公司,他把公司戏称为“卡迪巴军事工程”。靠着和反对派的关系,他们获准使用一所已经被废弃的学校作为制造武器的场所。

  由于不会制造枪支,他把目光投向了爆炸物和手榴弹。绝大多数现代爆炸物的威力都是由复杂的混合物造就的,亚辛使用的是硝酸铵。硝酸铵是最普通的一种化肥,能够大量采购,成本低,并且易于获得。为了使炮弹易于引爆,他靠着自己的互联网知识,用网络搜索引擎寻找制造炸药的方法,并利用学校的化学实验室不断改进配方。在掌握了基本的炸弹制作方法后,他开始研发更加复杂的武器,比如用空的灭火器和液化石油气罐制作体积更大的炸弹,这种炸弹可以埋在地下,待敌人接近时用引线引爆。

  亚辛表示,他并不想要靠着卖武器赚大钱。他掌握了武器的制造方法之后,就开始琢磨如何降低这种武器的价格。比如,在制造手榴弹时,他使用了从一家工厂免费获得的废料,使得每枚手榴弹的成本降到了3美元左右。他说,其实每制造出一枚炸弹都会让他感到悲伤,因为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范文九:叙利亚反对派大发“战争财” 投稿:韩蘘蘙

到今年6月,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武装冲突已经持续了4年多,而且目前还没有停止的迹象。冲突导致叙利亚全国70%的人员失业,一半的人员需要救济,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几十万人流离失所,酿成了无数人间悲剧。然而,也有一些人,尤其是反对派武装,充分利用冲突中的各种机会大发“战争财”。在这些人眼里,连绵不断的冲突成了他们挣钱的难得机遇和主要手段。

  根据英国一家研究机构不久前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叙利亚境内大约有各种各样的反对派武装1000支,人数在10万人左右。不过,这一数字和反对派方面公布的数据有较大出入。后者声称,他们的总人数多达30万人。但不管怎样,反对派目前在叙利亚控制一些地盘是不争的事情。由于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进行领导、协调和约束,叙利亚各地的反政府武装就各自为政。在一时难于推翻叙政府的现实面前,打着“自由、人权、尊严”幌子起家的叙利亚反对派干上了“副业”,使出各种手段大肆捞钱,成了叙利亚社会的独特现象。

  五花八门创收方式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经济上的第一来源是外国资助。埃及《金字塔报》披露,叙反对派武装每天与政府军作战,都能拿到从国外来的资助。这些资助不仅来自某些中东国家,还来自一些西方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叙反对派希望冲突能持续下去,这样他们就能源源不断地拿到外国的资助。只有不战死疆场,他们就能积累一定的财富,然后卸甲归田,过上富裕的生活。有媒体报道说,一些反政府武装成员的家属已在土耳其的豪华宾馆里住了两年多,其经济来源就是他们在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亲属。

  其次,在叙利亚反对派武装要攻占的诸多目标中,除了政府军目标外,还有一个重要目标是油田和天然气田。只要攻占了油气田,他们就能在国内外出售油气,从而获得大笔收入。目前,在叙利亚全国范围里,反政府武装,不管是伊斯兰武装分子,还是“圣战者”,还是世俗武装分子,都通过交战控制了一些油田和天然气田。有专家指出,出售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现已成为维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财政收入的主要渠道。

  再次,抢劫财物是反对派武装常用的挣钱手段。每占领一个地方,他们就大肆抢夺有价值的财物,除了自己使用外,还把多余的东西拿到市场上出售。例如,反对派武装在攻占政府军的一些弹药库后,常常会把里面的枪支弹药拿到市场上出售捞外快,丝毫不考虑那些东西流传到社会上可能造成的严重危害。目前,在叙利亚的冲突地区,谁有枪杆子,他就可以“称王”,与其他人沟通的方式也是用枪,而不是谈判。有些胆子大的武装分子公开洗劫一些工厂和仓库,掠夺里面的物资,中饱私馕;胆子小一点的武装分子则对普通人员下手,抢劫他们的财物;胆子更小的武装分子则从事偷窃活动。

  在占领的地盘上充当“老大”、向人索取“保护费”,也是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挣钱的手段之一。据报道,反政府武装每占领一个地方,就向当地的商铺和有钱人收取“保护费”,不交者会被抓走,付出更大的经济代价。因此,许多商铺和有钱人常常花钱来保平安。

  和政府军“与虎谋皮”

  此外,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还通过在许多交通要道上设置检查站和路障,收取“过路费”。他们这么做的理由是“防止政府军渗透”,但实际上,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任何人想要通过检查站,就得支付一定数额的“过路费”,而数额多少则视过路人的经济状况和检查人员的心情而定。事实上,设置检查站成了反政府武装显示权威、挣取外快的重要手段。一个反政府武装成员说,他以前从来没有想到今天这么容易就能挣到那么多的钱。“有了枪,有了钱,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谁也不愿回到以前的那种贫穷生活。”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挣钱的其他手段还有:绑架人质,然后索取赎金。最近几年来,绑架成了叙利亚的一门新兴产业。在许多情况下,人们都知道绑架者的姓名和藏匿人质的地方,但是没人敢说出来,更没人敢向警方报警,因为那样做没用,反而会影响人质的生命安全。有个名叫巴拉阿・亚辛的人为了使他的儿子获释,向绑架者支付了200万美元,收钱的人就住在叙利亚港口城市拉塔基亚附近,远近闻名。他拿到钱后,依然若无其事地在市里自由活动。

  还有,走私食品等生活必需品。在叙利亚冲突中,食品是稀缺的重要物品。因此,反政府武装便干起了食品走私活动,牟取暴利。此外,出售联合国的救援物资也是反政府武装捞取外快的方式之一。联合国官员多次发现,他们给难民发放的、满足日常所需的救援物资很快出现在市场上,以高价出售。

  更令人意料的是,有些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竟然敢于与政府军“做生意”。具体方式有:一、对围住的政府军士兵围而不打,而是向他们提供食物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目的只有一个:金钱。在这些反政府武装眼里,如果把围住的政府军很快就消灭的话,他们就没钱挣了;

  二、向政府军提供枪支弹药,除了金钱方面的要求外,还有一个要求:政府军不得使用所获得的弹药向他们发起进攻;

  三、向政府军提供其他反政府武装的情报,诱使政府军去攻击、消灭对方,因为在1000支反政府武装中,不少派别之间存在很大的矛盾和仇恨,有的派别就想借政府军之手消灭异己。而对政府军来说,乐于看到某些反政府武装与他们“合作”。不过,他们要向提供情报的反政府武装支付不菲的费用。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挣钱的最后一条渠道是获得“意外之财”。叙利亚战局有时瞬息万变,有的地方,特别是一些港口城市几天前还在政府军手里,但突然被反政府武装攻占了,而此时,联合国和叙利亚政府的“外国朋友”并不知情,依然按照原计划向叙利亚运送大批救援物品,结果落入了反对派之手。反对派也不客气,照单全收,除了自己享用外,还把多余的物资拿到市场上出售。

  有专家估计,叙利亚冲突如果现在结束的话,说服反政府武装放下武器恐怕需要100亿至200亿美元的资金。从这个角度来看,叙利亚要实现和平,经济上的代价是十分巨大的。

范文十:【今日精读12.9】叙利亚战争 投稿:陆矄矅

Even more problematic from a Western point of view is the idea of partnering with either Ahrar al-Sham or Jaish al-Islam, two big Salafist groups that have connections with Jabhat al-Nusra (JAN), al-Qaeda’s increasingly powerful Syrian affiliate, but who are opposed to IS and who can field between them up to another 30,000 fighters. Opinion is divided as to whether Ahrar al-Sham and Jaish al-Islam should be considered jihadists who are beyond the pale or potential allies against IS.

Both are supported by Saudi Arabia and Qatar and will be at a conference bringing together all the elements of the “legitimate” (ie not JAN or IS) Syrian opposition to be held under Saudi auspices in Riyadh, probably next week. Ahrar itself appears to be split between pragmatists, who want to reassure potential Western allies by distancing themselves from JAN, and those still clinging to its jihadist roots. The label “moderate” that used to be attached to groups the West could support is being quietly replaced by a more flexible term, “mainstream”, which broadly means genuinely Syrian factions that have no interest in exporting jihadism. It is an important and necessary shift, says Jennifer Cafarella, who covers Syria for the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 in Washington, DC.

The Russian military intervention two months ago “massively complicates” an already confused situation, according to Emile Hokayem, a Syria analyst at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By concentrating their air strikes on some of the groups the West sees as potential allies, the Russians are not only shoring up the regime of Bashar al-Assad, Syria’s brutal president, but they are also indirectly assisting IS, since IS is also fighting some of these groups.

A peace process involving all the states that are party to the conflict will continue into a third round in Vienna next month. But it is hard to see how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Russia and Iran on one side and the American-led coalition on the other can be resolved. Barack Obama’s attempts at this week’s Paris climate conference to convince Russia’s Vladimir Putin to make destroying IS the priority rather than saving his client, Mr Assad, fell on deaf ears.

An interactive guide to the Middle East's tangled conflicts

Jordan has been given the unenviable task of deciding which parts of the Syrian opposition should be defined as terrorists and thus excluded from the peace process, but it is clear that Russia puts virtually all rebel groups other than the Free Syrian Army and the Kurds into that category. Mr Hokayem thinks it is ironic that nobody is suggesting putting the regime’s forces on the terrorist blacklist, given its continued use of barrel bombs against civilians.

For the West, over-investing in this process risks alienating Syrian Sunni opinion even further, especially when Mr Assad’s survival, at least for a period, remains on the table in Vienna. Ms Cafarella warns that Russia is fuelling Mr Assad’s narrative of a struggle against terrorists and is manipulating the Vienna talks to that end.

Fight the tyrant and the terrorists

The disconnect with the political reality on the ground is stark. However much most of the opposition militias loathe IS, their priority is still to complete the revolution and topple the hated regime. Mr Hokayem says: “If you want to mobilise forces against IS, you have to deal with Assad on a parallel track. They see themselves as liberators, not mercenaries.”

字典词典英语作文的万能句子英语作文的万能句子【范文精选】英语作文的万能句子【专家解析】三严三实依法治企三严三实依法治企【范文精选】三严三实依法治企【专家解析】舍己为人的事例舍己为人的事例【范文精选】舍己为人的事例【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