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文体特征简答题_范文大全

小说的文体特征简答题

【范文精选】小说的文体特征简答题

【范文大全】小说的文体特征简答题

【专家解析】小说的文体特征简答题

【优秀范文】小说的文体特征简答题

范文一:小说《宠儿》的文体特征分析 投稿:陈馈馉

摘 要:小说《宠儿》是非洲裔美国黑人作家托妮?莫里森的作品,前人就该小说的主题、人物身份和对话性特征展开了深入研究。本文试图从语音,语法和叙述结构三个层面来研究其文体特色。

  关键词:《宠儿》;语音;语法;叙述结构;文体特色

  小说《宠儿》是一部复杂残酷的奴隶史,重现了非洲社会奴隶制惨痛经历的集体记忆。作为莫里森的代表作,该小说语言的运用达到了很高的造诣,接下来本文从语音,语法和叙述结构三个方面来具体探讨作品的文体特点。

  一、语音特点

  莫里森在《宠儿》写作中,特别注重语音层面的写作技巧,这一技巧主要体现在重复,拟声和格律上。

  (一)重复

  “该小说运用了行内重复和行间重复。行内重复即头韵。头韵是两个以上的词的词首辅音相同。小说中如:Past;Present;baby blood;burned bottom of bread;sound sleep等等。尽管人物的思绪是一种精神活动,但头韵能够创造强烈的听觉与视觉形象,取得立体效果。如sing sweet给人以听觉效果,而baby blood又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形象,很大的增强了艺术效果,增加了音韵美和节奏感。行间重复即对某个词语或句子成分或结构的重复。小说中主人公常处于孤独、紧张或痛苦中,机械地重复最富于感情色彩的词,以此来加强语气和渲染人物的感情。例如小说第三部分第一章作者重复使用了两句Beloved might leave,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的同时也充分理解了塞丝的心情。我们从中体会到了塞丝的爱女深情,以及欲爱不能,又怕宠儿离去的恐惧心理。如果把上面例子重复的词省掉,句子本身也就平淡无奇了。

  (二)拟声

  《宠儿》的另一种修辞形式是拟声。作家通过对外界真实、自然的声音的模拟,使语音的音韵与作品的意境有机地结合起来,以声觉形象来表现人物的思维表象。例如小说中:“You had that baby, did you? Never thought you’d make it..” He chuckled,Running off pregnant”..18年后成为自由人的塞丝和保罗?D再次见面,保罗?D能找到在124号中住的塞丝,使他感到由衷的高兴。塞丝一直是他暗恋的女人,也是他的好友,因此见面时的兴奋溢于言表,同时保罗?D也为塞丝怀着身孕成功出逃感到高兴。作者用了chuckle一词表现了保罗?D的喜悦与对生活的向往。可以说,莫里森以声觉形象来表现人物的心理,使读者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小说中的拟声法反映了作家试图凭借语言内在的音乐性和特有的音韵美来表现人物精神世界。在由拟声手段塑造的声觉形象背后蕴藏着丰富的含义,具有极强的表意功能。

  (三)格律

  格律就是重音节与非重音节在诗歌中的组合形式。英诗中常见的格律有四种:由一个轻读音节(或短音节)与一个重读音节(或长音节)构成的抑扬格(Iamb),U∕;此外还有扬抑格(Trochee),∕U;抑抑扬格(Anapest),UU/;扬抑抑格(Dactyl),∕UU。

  莫里森在小说叙述中也注重重音与格律的密切关系。她的小说具有与众不同的特点,通常是短小的诗化叙述。例如:

  U U / U U∕

  She was right.It was sad.

  莫里森在这两句中运用的两个轻读音节与一个重读音节组成的抑抑扬格。

  ∕U / ∕U /

  Little rice, little bean.

  这里所运用的也是由一个轻读音与一个重读音节构成的抑扬格。

  莫里森运用高雅文风,同时注重语音技巧,使读者不但感受到小说的形式之美,而且感受到它的节奏之美。

  二、语法特点

  《宠儿》的语言特色除了黑人的口语、俚语、方言之外,高雅文风的特点还体现在句法的运用上,例如圆周句、倒装句、长短句及非正常的语法结构的综合运用。

  (一)圆周句

  圆周句即一个包含着几个概念的句子,先介绍细节而将重点放在句尾。例如小说中:

  A. As if to punish her father for her terrible memory, sitting on the porch not forty feet away Paul?D, the last of the Sweet Home men.

  B. Will less than a blink, his face seemed to change—underneath it lay the activity.

  上述的两个圆周句,句子意思与句子结构直到句末才完成,圆周才合拢。第一句作者先用了as if从句,接着告知地点,然后给出主人公的名字,最后我们才知道他是谁。第二句也是先描述了时间,又描述了脸部的变化,只有读完全句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这两句话的主要意思都是由最后一个词或几个词表达出来的。圆周句是作者对句子结构的一种精心安排,以松散句描述一般,以圆周句强调重点,以此抓住读者的注意力,使小说的语言庄重文雅。

  (二)倒装句

  句子中正常词序的任何变化,都会同原句在意义上、程度上或语气上有一定的区别,因此倒装形式也是文体中取得某种效果的修辞手段。例如:“Not a house in country ain’t packed to its rafters with some dead negro’s grief.”这句话作者不但运用了倒装,也用了双重否定的形式,使这一句子得到强调,觉得鬼魂的悲伤充斥着每一间房子。

  再如:“Not only did she have to live out her years in a house

  palsied by the baby’s fury at having its throat cut, but those ten minutes she spent pressed up against down—colored stone studded with star chips, her knees wide open as the grave, were longer than life, more alive, more pulsating than the baby blood that soaked her fingers like oil.” 此句中 not only置于句首,句子运用了倒装的形式,语意得以加强。这个长句中包含很多信息:塞丝被小鬼魂的愤怒所折磨;小鬼魂是因割断喉咙而死的; 塞丝出卖十分钟肉体给刻字工的羞辱从未忘记。该句准确地描述了主人公的心理,并使之得以强调。

  (三)对语速的控制

  莫里森常采用长句的形式,长句通过元音,尤其是长元音或双元音减慢叙述速度,增加抒情色彩,真实传递作者感受。例如:“Disremembered and unaccounted for, she can not be lost because no one is looking for her,and even if they were, how can they call her if they don’t know her name.”这个分词提前的长句,格调高雅清新,如同散文诗一般,给人带来美的享受,同时也能准确地传达了作者哀婉、悼念和惆怅的情绪。

  同时莫里森也善用短促、铿锵有力的短句。例如:“how come she always knows exactly what to do and when? Giving advice; passing message; healing the sick, hiding fugitives, loving, cooking, cooking, loving, preaching, singing, dancing and loving everybody like it was her job and hers alone.”这些短句具有直接、清楚、有力的特点。12个词组并列使用,产生明显的节奏感,读起来一个词组一个停顿,砰然有声。这句因其急促性、连续性、紧凑性,能起到渲染气氛,加快速度的效果,因此也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

  (四)非正常的语法结构

  1. 缺少冠词

  小说以《宠儿》(beloved)命名,有其特殊含义。在圣经中,上帝把那些受苦受难的人们称之为宠儿(beloved)。我们知道,在英语中“beloved”一词的原意为“心爱的”,是形容词。而莫里森在使用这一词语时,违背了英语语法规则,之前没有加定冠词就直接使形容词名词化,这种用法赋予书名极其深刻的内涵。这个特殊的名字告诉我们“宠儿”不只是书中描写的那个鬼魂,不只是一个人,“宠儿”代表的是几百年来在贩卖黑人活动中死去的数百万黑人同胞,代表的是非洲祖先。

  2. 缺少be动词

  在小说中,作者经常使用一些缺少be动词的句子。例如:“BELOVED, she my daughter. she mine.” 这两个短句作者没有用be动词,这一特殊用法说明赛丝知道是自己的女儿回来找她时,自己激动而又喜悦的心情。她对杀死女儿一直耿耿于怀,而现在女儿就在面前,她难以表达自己的感觉,激动的说话都不完整了,表现了一个母亲既喜又怕的心理。

  三、叙述结构特点

  《宠儿》这部小说采用了人称交替的方法,打乱了整个故事情节,以多种声音,多重画面的形式展现在读者面前。整个故事将历史与现实、过去与现在、回忆与忘却、掩埋与保留这些矛盾在记忆中进行重组。

  这部小说的关键情节为塞丝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但作者借助了几种声音,几幅图画才完成了这一主要情节的描述,并且每一处都惜墨如金,有意轻描淡写。丹芙出生的故事,除了丹芙自己和母亲塞丝讲述外,其余部分都是由叙述的声音组成的。多重声音,多重层面,故事情节才拼凑为一体。这种拼凑结构留给作者广泛的想象及参与空间。在巨大的张力下,读者成了真正的拼图者,无意识地拼凑出一幅完整的图画。

  《宠儿》还运用了人称交替使用的手法。作者在第一章里运用的是第三人称,叙事者在此处扮演了一个的导演的角色,但在第二章里,作者运用了第一人称以塞丝独白的形式叙述了她出狱后埋葬爱女的情景,然后又转入第三人称叙述了有关塞丝的家庭、身世及工作。之后,小说又改用了第一人称,以塞丝对宠儿讲故事的形式直接讲述了自己在奴隶主庄园的悲惨遭遇以及逃跑的过程。这种交替人称的方法将读者带回历史,拉回现实;同时也拉近了读者与小说中人物之间的距离。第三人称的叙述会觉得读者是故事的聆听者,第一人称的叙述会发现读者是倾诉者。小说在语言阻力中挣扎,在情节矛盾中推进。是需要回忆,还是必须忘却;需要压抑还是要努力发掘,需要掩埋还是需要再现。一切矛盾都搁置在一块撕裂的拼图上等待读者的重组。作者在整个故事重组过程中,以轻描淡写的手法为塞斯弑婴作好了一切铺垫,同时也为读者接受作了思想准备。多个声音,多重回忆,不同视觉,不同层面的重新组合展现出黑人奴隶复杂的心理,浓缩了整部黑人苦难的历史,展现了一个被压迫种族的记忆沉淀。

  托妮?莫里森的《宠儿》运用多种写作手法编织出一幅绮丽的图画,拼凑出一幅绚烂的图版。在《宠儿》这部作品中,莫里森用拼凑、重组反常规的重现回忆模式探照了黑人的精神世界,表现出黑奴被践踏的人格和被戕害的心灵。

  综上所述,作者在《宠儿》这部作品中充分体现了自己的写作技巧和风格,将奴隶制度下黑奴的悲惨经历和精神创伤展现的淋漓尽致。

  参考文献:

  [1]Rushdy, Ashraf H. A. “daughters signifying History: The example of Toni Morrison’s Beloved[J]. American Literature, 1992, 64(3).

  [2]Morrison, Toni,Beloved.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2000.

  [3]李忠霞,贾洪波. 《宠儿》中童谣在语音层面上的特点[J].东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3.

  [4]罗选民. 荒诞的理性和理性的荒诞——评托妮?莫里森《心爱的》小说的批判意识[J]. 外国文学评论,1993,1:60-65.

  [5]翁乐虹. 以人物作为叙述策略——评莫里森的《宠儿》[J].外国文学评论,1992,2:65-72.

  [6]王佐良,丁往道. 英语文体学引论[M].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7.

  作者简介:刘志平(1985.6-),女,汉族,,河北保定人,河北金融学院,助教职称,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研究方向: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李婧,女,汉族,北京人,北京培黎职业技术学院,助教职称,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研究方向:英语语言文学。

范文二:小说《宠儿》文体特征 投稿:赵各吅

试析小说《宠儿》文体特征

摘要:《宠儿》是美国黑人作家莫里森的代表作。长期以来,已经有很多作家、评论家对这部小说的很多方面进行了研究。本文试从语音、语法和叙述结构等层面来研究《宠儿》的文体特色。 关键词:《宠儿》;文体特征

中图分类号:i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118(2011)-11-0-01

《宠儿》作为莫里森的代表作,作者在写作过程中对小说语言的运用可以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本文试从语音、语法和叙述结构三个方面来具体探讨作品的文体特点。

一、语音特点

在《宠儿》写作中,莫里森特别注重语音层面的写作技巧,这一技巧主要体现在重复、拟声和格律上。

(一)重复

1、行内重复:头韵。头韵是两个以上的词的词首辅音相同,相当于汉语中的“双声”。头韵在整篇小说的散文行文当中比比皆是。

2、行间重复:重复是对某个词语或句子成分或结构的重复。重复能加强语气和渲染人物的感情。

(二)拟声

《宠儿》的另一种修辞形式是拟声。作家通过对外界真实、自然的声音的模拟,使语音的音韵与作品的意境有机地结合起来,以声觉形象来表现人物的思维表象。18年后再次见面的塞丝和保罗·d,

他(她)们都已成为自由人,对保罗·d来说,能找到124号,最主要的是能找到在124号中住的塞丝,使他感到由衷的高兴。塞丝一直是他暗恋的女人,也是他的好友,因此见面时的兴奋溢于言表;同时保罗·d也为塞丝怀着身孕却能成功地出逃感到高兴。莫里森用了“chuckle”一词表现了保罗·d的喜悦与对生活的向往。可以说,莫里森以声觉形象来表现人物的心理,使读者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在由拟声手段塑造的声觉形象背后蕴藏着丰富的含义,具有极强的表意功能。

(三)格律

格律经常在英诗中出现,格律就是重音节与非重音节在诗歌中的组合形式。莫里森在小说叙述中也注重重音与格律的密切关系。她的小说具有与众不同的特点,通常是短小的诗化叙述。莫里森运用高雅文风,同时注重语音技巧,使读者不但感受到小说的形式之美,而且感受到它的节奏之美。

二、语法特点

(一)圆周句

一个包含着几个概念的句子,先介绍细节而把重点保留在句尾,称为圆周句。《宠儿》中也经常使用圆周句。圆周句是作者对句子结构的一种精心安排,以松散句描述一般,以圆周句强调重点,以此抓住读者的注意力,使小说的语言庄重文雅。

(二)倒装句

句子中正常词序的任何变化,都会同原句在意义上、程度上或语

气上有一定的区别,因此倒装形式也是文体中取得某种效果的修辞手段。例如:“not a house in country ain’t packed to its rafters with some dead negro’s grief.”这是贝比?萨格斯劝慰塞丝时说的一句话,却让读者感到震惊,作者不但运用了倒装,也用了双重否定的形式,使这一句子得到强调,让读者感到黑人鬼魂的悲伤充斥着每一间房子的悲凉。

(三)对语速的控制

莫里森在小说中常采用长句的形式。例如:“disremembered and unaccounted for, she can not be lost be cause no one is looking for her, and even if they were, how can they call her if they don’t know her name.”这是一个分词提前的长句,格调高雅清新,如同散文诗一般,给人带来美的享受,同时也能准确地传达作者的思想感情,她的哀婉、悼念和惆怅的情绪。长句通过元音,尤其是长元音或双元音减慢叙述速度,增加抒情色彩,真实传递作者感受。

(四)非正常的语法结构

1、缺少冠词

小说以《宠儿》,有其特殊含义。莫里森在使用这一词语时,违背了英语语法规则,之前没有加定冠词就直接使形容词名词化,这种用法赋予书名极其深刻的内涵。这个特殊的名字告诉我们“宠儿”不只是书中描写的那个鬼魂,不只是一个人,“宠儿”代表的是几百年来在贩卖黑人活动中死去的数百万黑人同胞,代表的是非洲祖

先。

2、缺少be动词

在小说中,作者经常使用一些缺少be动词的句子。例如:“beloved, she my daughter .she mine.”在这两个短句中,作者没有用be动词,这一特殊用法说明塞丝知道是自己的女儿回来找她时,自己激动而又喜悦的心情。

三、叙述结构特点

《宠儿》这部小说中采用了撕裂、拼凑、重组的写作方式,将历史的回忆以图版的形式展现给读者。整个故事将历史与现实、过去与现在、回忆与忘却、掩埋与保留这些矛盾在破碎的回忆中冲撞,在灵活的拼凑中重组。作者借助了几个叙述者的声音才将塞丝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这一主要情节拼凑为一体。这种”拼凑”式的框架结构留给作者极其广袤的想象及参与空间。小说在语言阻力中挣扎,在情节矛盾中推进,一切矛盾都搁置在一块撕裂的拼图上等待读者的重组。回忆是在遗忘中回忆,而忘却只能在在回忆中忘却。这种“重现回忆”不仅仅是对过去历史的追忆,而是对往事的一种回归、再现,最后以获得重生。这种重现回忆的重组过程是痛苦的、艰难的,与此同时又是活跃的、不可阻挡的。多个声音、多重回忆、不同视觉、不同层面的重新组合展现出黑人奴隶复杂的心理,浓缩了整部黑人苦难的历史,展现了一个被压迫种族的记忆沉淀。 综上所述,作者编织出一幅绮丽的图画,拼凑出一幅绚烂的图版。在《宠儿》这部作品中充分体现了自己的写作技巧和风格,将奴隶

制度下黑奴的悲惨经历和精神创伤展现得淋漓尽致。

参考文献:

[1]罗选民.荒诞的理性和理性的荒诞[j].外国文学评

论,1933,(1).

[2][美]托尼·莫里森,潘岳,雷格译.宠儿[m].南海出版公司,2006.

范文三:微型小说文体特征刍议 投稿:蒋巩巪

臼翻图

微  小型说 文 体 征特 议刍 回

永滕  文

内摘容要:微 型 小说之所 以够从能长 中 短篇小说 中正式剥 离 出来 ,另立 头, 自山 成一 ,成 为家小说家  族中第的 个四 成,首员先 因是 它形 成 了 自为己独 的特美 品学格和美 学 价 值微。型小 说的文 体 特点 (精 即 短化的

篇、幅精当 的化材选 、 精化巧的构思和 美精化 语的言 )决定 了它不有 于一般小说 的构同 方思式和 作写

 规

律,科 学 深地入地探 、把 握讨个这特 点和规律 无, 是论微 对小说 型创的 ,还 是对作微 型说 的欣 赏,小 

是都十 分 要必 的。  

关词键: 微 小型  说体文特征  四 特精点 

的国微 小 说型 2世纪 8 年代 初 开 始登上 史舞 台历时,恰   O 逢 0当代 文学的 型转, 后 随着此 市经场 济深的入 展 发,文学逐渐  退边居 缘失, 主流地位却, 于尴尬 陷境地的。而 此 在背大景 下,   为作“ 国中说 小界 第个四家族 ”的微 型 说却小一 枝独 秀 ,其 

独特以 风的采 , “从文 坛流主 侧翼的 、边 地缘 带”   “自己方的  ,以

—有—人称 之为民 性间—— 悄悄发展自己 , 壮大 自”己【 1_ , 由 孱弱 到 健壮 由幼稚、到成 、由备受冷熟 到终落 文坛认获 f可2 ,经]  近过3 年的发展 , 它经卓 已然独 ,渐立成 气候, 日 渐兴繁 荣旺 , O 并  燎以原 之 占据 了纯文势 市场 的大半 壁 江学 。走过山了一 条崎 岖艰  却难又 执着顽强 生存的 之 路的 微小 型对说 文本学 身的发展  有具 强 大的推进价 值,并且 在文 建化设 传、统 继 承、神精 文明  弘的扬等 面方做都出 了 巨大 献。 贡  微型小说在 代 发展时中 的 军“突起 异”、 勃 蓬盛 的生命旺  力人令刮 目看相,这 发 了引人们 对 这一 独 文特 的关 注体与 研 究。   在日 低渐迷 文的学 困 境 ,中型微 小说的成 功 也 许能够 为 其它  学 品种 文发的展 供一 提些求 寻路 出有的益 借鉴与启 示 。当然,时  下 微型 的说小 繁在荣发 展同的时 存也 在着 多诸 现实问题 ( 比   作如 精品品 少、 理论研究 乏匮 及以作 队者整伍体 质不素 等高) 而, 这

些 问 都题值得 是深人考 和思研究的。

  型小微 之说 所以够能 长从中 短篇 小 中正式说 剥 离出 来,另 立 山头 , 自 成一家 成,小为 家 说 族中的第四 成员个,首 先是 因  为 它 成形 了自 己独 特美学的品 格和美 价学值。 微小型说 的体文

特  决定 点了 有它不 同一于 小说 般构 思的 式和方写 作规律 ,科学 

地深人 地 探讨、

把握 这个 点特 规律 ,和论无是 微型对小说 的创   作,还对是 微小 型说 欣赏的 ,都十分是必 的 。要 

许多

研究 曾从不 同者 角度  的 微对小型 说文的特体征 做 过出不 同 的论理探讨, 体现 他了们对 这  种 说小制 的体思索和 认识。 1 3 1  我 们

研 究 微 型小 说的 文 体 

为特字应数该定 在0 字1左 右, 有 00  的认为3 0 字 内以的均可 为微  称00型 说小 还有 的,研者究认为 20  00 字左右 为较适合 。然 ,当一用 个

召开的坡首届 华微文小型说  研 会 讨 上讨的论 结果 相 是致一 的。  

各学 者与微型国小说 家作也都  倾

向 于0 1字的 大 框致限【。 5 0 1 ,  征 特二 之:精当 化的 选  

材分具十体 数 的来硬字规 性微定型   小说

的 数并 不字符 创合作 实 际 。

 但反 来 ,如 过不果对 的字它数  做任 何出限定 任 ,意把它 放 宽 到  2 0 3、 000 00 字甚 至 更,多 ,那   势很容易模必糊微 型 说小短 和  小说篇的体文界 线 ,不能 明确 地  示揭型小说 微的文体特点。 正 如 江培先生所曾 :说 “    微 型小说 的 ‘对’ ‘ ’ 微  小 ,人 们  首 着先 于它 的眼幅篇小 微,而 因

征有

一个逻辑 点 起沿,这 着逻个

辑  起 点,就 可 推以导 出 一 列 理  论系观 点 ,而 这 个 逻 辑 起 点 , 就  

微 小型 说精的 短篇 首先幅 制约

了 的选材它 。选择什么样 的   题材,对 微 小型来说说是个 简单  既 复杂的又 题问, 键在关于作者 的   术艺感受 力。谓 “所单 ”简 ,是   说微型 小说 的材广选 泛而 多 ,样  几乎什 么 样题 的材可 以写 都所; 谓 “  复 ” 杂,指 是的“ ” 精, 新 

是微

小型精 练说的 数和字小短的篇

 幅 。微 型说 小的艺 术 样不 式怎 管

千万 化变 它,然仍是 说小 仍 ,

具有 说小 的基本 品 格 和一 般 特   征它不 是。微型 的言 ,也 寓是 

不 型微 小 品的文 , 更不 是 “ 型  新微

颖 奇特 ,

是 标准而不高 随是便 

一个素材 能敷 就成一篇衍微型小  

说” ,不闻能忘了微型 小 说的 体 本  。 作 唐家栋为认“ 既然是小 说那 ,么不 管 它多有 小小小,也 要尽 说可

能 地做到 完 整 和塑 造 人物 , 没 

是 也先首 从 字数 界上 定它。  微 型篇小字说 的数限 ,上少 

的。客观多~点讲 ,型小 微 说选 的材确实是

相 广当泛 、多 样 的但 ,

一为好 一千字,、 一千百字 、两五  千 字、三千有字 着种不 同几的  张主。在 我 看 来 以, 千

字 左右 为  宜 ,‘ 一’ 般不 ‘’过 千一  左 五百左 字。因为如 把微果型 小的说   数上字限提得 过高 ,也就 短把篇  小 说字数的下限提 。三 千高还字

 

要是创想 作出世 的传 型小说微 精

品  佳作、,那 不是也轻 而举易就 

有 鲜明的人 物形象的 小 说小同 样 足 苍白 。…的… 小小 的说征特在  于它首要是小说 先。 也 就说 是 ”

能做到 的

重, 要的是 要努从 力 别

人有没表 现过 、有没 思索过 、没 有发 过 现生活 中 的 “发”现 美  来 出。著 名型小微说作家 白 易小就  认 为,微型 说小材 的素获取 往往  与者作的 格性 、惯习和文化 素 养等 因素直 有关接,它更 要需的是  锐 的艺敏感 受术力能  。

型微小说要 具备一般小说 特征的  和质品 ,但同 又时是 定 字 数 特  、篇

限定幅 的小下 。说 这种定 限必 

然使

它在 选材、 构思 、言语 等  方形成它面 同不一般 于说 小的 点特 和规律 。

因 ,我此 可们以沿 着这 

算型微说小, 短最的短 篇 说不 小也

四、要 五字千吗? 目前 小 说 是

写越越 长 越,写 越 ‘ ’ 微 型 水

个,路思,来对微 小型 说文体 特的 

征行探索进 考和察。   特 征一之: 短化 的精篇  幅微 型说小 明显的最体形 特 征就 是 幅篇短 文、少字 “, ,是   短型微 小本体 的说基 特本征。……  不 .就短 不是 微型小说 。 特征,   既 醒 是的标 志目,又 是 一种 限  制 ,种一界限 。 “ , 也微是 ” 短  小 型说美的学特性 短 。既,是出 于  读者 对的尊 重,尊重 读 者的审  美需 要 也是 , 了为使 型小说 微获   得诗的蕴 涵品和位, 展拓更 阔  广的审美 空间。 5『 1” 这种短 ,小 当然 并不 一是般 意 上 义短的小 ,而是

一 

小说

的 发 、生展 发本,顺应小 有

不管

直接从 是千姿百 的态 生活

当选 中现取成 的完整、 的型微  小说 料作材为 创素作也好材 ,  还是采用 文学 创作 型化典的 式 , 方  按照 微小说型 的题材 范 规,进行 认真 细致 的炼提加 f 改工头换   面如式 创 造的 、 移 花接木 式的  合组 天马、 行 空 式的虚 构等 ), 其 目的 是为都 使微型小 了说的选 材 精 当精粹 。、 

特 征 之三 :精巧 化 的 构 思

  文体 精 说炼的 要 在求 ,如果 这 样 ,反会 逆起反用 。同时作 ,就  微小型说自 身来 讲也,只 有真正 在 ‘

’ ‘ ’ 篇幅中显 示出身     小

微 ,才手能显 示自己 特 的、作 用 与 价 值。篇在 幅字与数 上短篇向

 小说靠拢 ,

会滑向 微‘小说 型  篇短’ 。化对这 型小微说 独立 品  格的成形也是 很不利 。 6 ”的 ]f 

根据 微 小型说的 作 创实际 , 创  作 、研界界究不 约而 同 把地微

 型 小 说的字数 限 定 1在 字0 左  0 右5。有 “ 小小 说 教 父 ” 称之 的 

微型 小 篇 说幅的精 短相 也当

 深地刻 响影了 的构它思方式 。 篇  幅精的使 得短微 型, 说给 渎在者 J 

《、小 选说》刊主编 杨 晓敏就认  

小为小小 字 数说 黄 的 分金割 在点 10 字不, 太 多能,也 不能   太50

少 而。这 种 看 法与 19年 在 新  9底

所供 提的信息 方量无面法与长 中  短 篇说小 争竞。因此 它,有 努 只 提高信 力息量 ,质 并讲且究信息  的

艺 术 传 达 形 式才 能形 成 它 的

有着丰种富艺术蕴 涵的精 短。   关于微 型 小 的说 字 限 数 ,  定

研究

界有 着不 的观同 点 有,的认  0

4 9  

嗣豳

 

翻“ 率 速 审刺美激 ”(   即 短在时 间 内 获 高效得率 的 审 美激 刺)。精 

粹的选 材 这,是微 型 说从作小  

品说略

有语言的 垃 ,人们或 圾可者 

忽以 略去过;而 型微小说 旦 一 出

解 、握掌 型微小 说 独 特的 

体特征 , 我鉴 们 赏解 、读  及

是创作微型 小说的必要 前 。提 

注 : 释 

言 的 语病毛 哪, 稍怕 微一点   点 读, 者也难 以谅 原。千一多字

 的 幅篇附 几 带十 字的语 言垃 ,  

圾容内 方面高提 自己信的 质息 ; 

精巧 而艺的术构 ,则思 是从 它术 艺

表形达 方式 面 提高来 自己的 信息 质

。这也 是 为就什么微型小说  比

比 可例小 不!所以语 言 须具必

  自有己的彩 ,而这光种 彩光 微 

[ ]晓 峰: 1王 《  小 书文 大章 —评 —杨 

敏晓 的 著新 < 小 是说 民 艺术 > 平小》,见 

一何 体种制的小说更 加讲 构  究思的缘 故。 作 蒋家子龙 为 认微,

 小说 的创型作, “ 更像 一种智 力  测验 。   ” 【 这 个见解 相 当中肯。微  型小说的创作 实际上就 是通 过 

型小说所 其有 的特 短 ,中长篇 说  小难 代 所 替的 。” 微㈣ 型 说小的 语 言 “

必须 具 自有己光 的 ”彩 ,也  是就说有它 自 己不的同特 点。   型微 小 说的 言 语 主要是   述叙,是 种一叙 性艺述术语 言。这

  当下《 小 说》 文化 ,术 艺 出 ̄20 #   08 儿 月版, 1 7第 8 页。 1[ 0 B o,国作中家 协发会布 了 22 g3   1最 新修 订的《 鲁 文学 迅奖 奖条评例 》,正 式 明确 将

微 型小说文 体入 鲁 迅 纳文 奖 

学评的选 。 

艺构 术思检 来一验创作个者 的才

  和 华文思 创,作 者 构的 越思精  

[] 3

如南 京师大文 学院 教 凌授 新 先 

是由叙述 言 语特点的微及 小 型  说独特 的艺 术 追 ( 如篇 求幅精 短  , 不允太许大 量 用使写描语言及 人  物

的话对 语 ;主要言过通陈 述一  

在 《生 型 说 小的 美学 征特 新论 》( 微  见   京 师《 大学 报( 科 ) 版1 9 第 年4南 社 》 91  期

) 文 一中 ,微 把 小说型的美 学特征 概  括归纳为 “ 化 的单纯智 美” 机“、 特 化  征简的 美 ” 以约及“ 化 了神的 韵美” 中诗 ;  

作 国协原 组党 书 记、主 副 席 泰翟丰 则 把 

巧那,么微 型小 就越 说体能它现 

独 特情节的 味趣和艺术 力 魅  。

小型 的精说 巧思构 主要体 

现两 个在 方面 ,即设 置 精 致 巧 妙 的  情 节和 立确 深 刻新 奇 的立  

意。 

几个 或节细单 元 来突表出现作  的品 立意, 只 把 求理 讲事 明白 ,  并 不刻意 寻求 形 象的丰满 等) 所

决 定的。 其叙述语言具有 吝 啬  性( 短即 精小悍、) 括性 ( 但概绝不   念 化) 、概 胀性膨 E (指两  个J要

型小 的说体 特点文 概 为 括 “中长 、 见短 

小中见大 、 微中见情” (《 见小 说选小 刊》 

2 0年 2 第期 0) 0 3等。 等。 

在 了解

掌、握 微型了小 说 刻画人 物 描、 写事件 的特 之点 后  ,

《 ] 小说 选 刊》 1 9 年 l  第 见4小 97

1。期 

作创者在 构 微 思小 型 作说 品时 ,  首 先应考 该虑何设 置如一 个致精

巧  妙的情 节, 微 型小 说创作 的  

] 新 焕 《 型: 说小 短之 美》,的 凌 5  微  见

焕凌 著新《 型 小说美 学,凤》 凰出版 微 媒传 集

团 24。  

方页面 一: 言简是 意赅, 是 言二 外 之

)及跳意 性跃等。

 

凤凰 出 版2社1 年3 0 1 月版 , 第 

“ 智

力赛 竞” , 际上实是 看就谁能 

巧地妙制 出 “造 出乎既意外 ,又  合 情理乎”的情 效果节。  

然当, 型小微 并说不排斥  使用

描 写 言语和人 的物 话语对言 。  

[] 曾 培 :《单 一 情节 中 富表丰  江 6 在 现功能》 载,   小、选 说刊 1 9 》第 年 ¨ 9

期1第, 6。 页1  [ 7]当 然 这, 种传统 微 的型 说 与小 新  

在 但用描 写使言 语 时它,多 运 

用一

外另, 型小微说速率 美刺审 激

实的在现很大 程 上依赖度于 作  深刻新奇 的品意立 。作邢家可  认 为

:“ 小 说小立 意是 的艺术 ,小

种 简练 、 朴 质的能 突出勾勒、 

对象特 征的 白描语 言 。 由于是它  练简、朴素 的 白 描所,以这 种笔 墨相 当经济; 又 因为是它能突 出  象对 征 特白描 ,所的以它又是 相

兴的   “小 微”说或 “ 客 体说 小 博 ,” 在字

数 约 定 、 叙述方 式 阅及 方 读式等方 面 均

有较  不 同大 。可参见 海刘涛 : 《   博 客体  小 说的分 析 与 猜 》想见, 《 南 方文坛  》2 1 年第3

  10期。 [ ]子 : 龙《 于“ 型” 的 沉  蒋8  微

关小

说 的 质本特 征 在 于 这就 ‘立 

意 ’的立 与确 现 表 9 。在精 想”1 ]要 短的篇 幅里 体 现出 对活深 生穿刻

当  生的动语 。在言使用人 对物 话 言 时 ,语要 尽量选 精些一含有丰  富潜 台词 人的 语物 言,还要 意 注 选精 一些 兼 有动 作性 人的物 语  言。  

思》

见, 江 曾 培编 《主 世界 华 文型微 说小 大 》成上 海,文 艺 出版 社1 年95 版 ,9 2  

第 月 56页 。 6

 

透 ,力就必须 通精 巧 的艺 过术  构 ,思使 型微 小说作 品 立 的意出 

新 、奇出,能 人深发省 令人 深 、思 而 回又无穷味  

。 特征之 四 : 精 美 化 语 言 的

[]9 邢 可:《  怎样写小 小说 》中华  ,国 出侨版社 1 9 年版 ,第 1 。 页9 6 2 

型微小就是说 通过 这 种它  有带吝性啬 概、 括 、膨 胀性性、跳  跃

性 的 述叙语言 ,通 它过征特突 出  、形象鲜 的明白描语 言 , 过 

[0 茅编叶 : 《著 ]1 界微世 型说小精选

 简 评集,》 西民广族出版 1 社8 年89 8 版月,

 4第 页2。 1 

微 型小 的语言说 它有独 特  特的 点。幅篇 精 短 的使,得 型小微 

语 言在 运的 上 用很 难 泼 墨 

雨如, 只能惜 墨如而金。微型 说小  究 研 者茅 指出 : 叶 中长篇“小   短

包 含它 有 丰潜富 台 的词兼和 有动 作性  的对话语 言实来 现它在 语言 运 上 的用美 精、精 练特的 的点 。

 

滕永文 文 学博 士 ,,教授副 ,任 三现 

江 学文院 学与新闻 传播学院 读阅 写作与  研 学所所究。 长 

范文四:论汪曾祺小说的文体特征 投稿:刘檧檨

【摘要】汪曾祺的小说创作在建国后至新时期以来一直都是独树一帜的,其小说最引人瞩目的便是其独创的文体特征,在建国后文坛经历“十七年文学”和“文革文学”并在新时期深受其影响之后,汪曾祺小说的出现给文坛带来了一股优雅、淡泊的文风,本文将从题材与结构、诗化散文化的语言等方面具体论述汪曾祺的文体特征。

  【关键词】汪曾祺小说;文体

  所谓文体,一般指文学文体,包括文学作品的艺术特征、语言特色或表现风格、作者的语言习惯、以及特定创作流派或文学发展阶段的语言风格等。正如汪曾祺先生自述道:“小说就是跟你一个可以谈的来的朋友很亲切地谈一点你所知道的生活。”于是,我们不管是在读《受戒》《大淖记事》还是在读《鉴赏家》《陈小手》时都仿佛都像是在听汪曾祺先生讲一个个淡而又淡的故事,彷佛在与汪先生交谈故乡发生的琐事,这当然一方面是与汪曾祺先生批判的继承了传统文化中的超然物外,飘逸淡泊的格调有关,但更重要的是汪曾祺先生自己心中所特有的那种坐看云起,悠然自得的达观。

  读汪曾祺的小说,大抵会产生这样一个印象:有相当一部分作品不太像小说,几失去了默写传统小说的特性。“不太像”的判断是基于我们对一般小说形式的直觉经验:小说应当是对一个故事的完整叙述,或是对某种典型性格的刻画。但是,当我们在品读汪曾祺小说的时候,吸引我们的往往不是情节跌宕起伏的故事,而是一种随意自在的创作姿态。例如我们在品读《大淖记事》的时候,汪曾祺在开头的景物风俗的描写就接近两千字,之后才慢慢的道出了故事中的主人公十一自和巧云,因此汪曾祺小说缺乏完整的人物形象描写和生活场景的展示,取而代之的是对生活现象进行的印象式描写和对回忆中朦胧情感的勾勒。在汪曾祺的小说中,有些作品常常显得故事性不强甚至没有多少故事,也就是故事中的情节人物以及场面的描写缺乏必要的关联性,代之而起的是生活现象的印象式描绘,在回忆中展开对情节人物的叙述,这就大大降低了故事的重要性。回忆的因素,作者自身的思想等因素都取代故事情节成为小说的首要组成部分。印象与思想意识最大的特点就是流动性、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因此我们在读汪曾祺小说的时候就会发现小说的题材与结构,人物形象塑造都会符合这个印象式的特征,而这些都构成了汪曾祺小说独特的文体特征。

  一、小说的题材与结构

  题材问题一直是困扰着中国当代作家创作的重大问题,在特定的时间范围内,文学体裁的选取直接影响到文学作品的优劣与可读性,甚至会成为决定一切的因素。二十世纪以来,与政治相关的工业题材、农村题材、军事题材都明显的优于知识分子题材,在“十七年”文学中,写中心、写重大题材成文了当时文学的最高指示,而知识分子题材如《红豆》、《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则被列为重点批判的典型,致使以后的作家均不再创作知识分子内容的作品,这就造成了新文学史上知识分子题材的一个“断代”。新时期以来,题材问题虽然不像“十七年”那样敏感和尖锐,但是作家们用文学创作来揭示“文革”造成人们心理上的创伤,也就是用文学作品来反映政治的倾向性,也是与政治紧密挂钩的。张洁的《爱,是不能忘记的》、《祖母绿》、《方舟》,谌容的《人到中年》,刘心武的《班主任》,王蒙的《春之声》,张贤亮的《绿化树》、《男人的一般是女人》等等这些小说,都在寻找什么,批判着什么,为新时期的破旧立新而躁动着。在汪曾祺的小说中我们找不到这些过于明显的政治与社会信息,对于那些已习惯了社会功能阅读的人来说,这不啻是一种文学观念的“受戒”。

  在《受戒》和《大淖记事》中我们看到,一些与社会、政治没有直接关系的东西写进了小说,这都是汪曾祺的个人化的情感和行为,小英子和明海小和尚、十一子和巧云都是些普普通通的人物,在他们身上我们看不出任何独特的品格或个性,人物就像风俗习惯、花鸟鱼虫那样自然与和谐,而不是一般小说人物所具有的的那种鲜明的性格。小英子和小和尚的朦胧的爱情,是源自人们内心的希望和梦想,汪曾祺把它揣测的那么老到那么细腻,勾起了人们心中最美的回忆和想象,“十七年”文学以来小说模式的功利性、重大性、典型性,都被这两个“肆无忌惮”的孩童消解的无影无踪,《受戒》给人们带来的不仅是一种审美的愉悦和快感,更是心灵的净化和洗礼。

  二、小说语言的诗化与散文化

  如果说汪曾祺小说的题材与结构,人物形象与描述手法都是独创性文体的重要特征的话,那么这两个重要特征就是用来衬托汪曾祺那诗化与散文化的语言的。汪曾祺的小说耐读、耐品、耐人寻味,可是,当我们读完后却难以复述这篇小说所到底写了什么,因为他的小说故事性不强,而情节又太少,好像没有起承转合,没有起伏高潮。留给我们的只是一种感觉、一种氛围,一种对生活的印象。通过阅读汪曾祺的小说作品我们可以发现,小说的散文化特征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小说故事中对童年情趣梦想的回忆。在汪曾祺小说中,回忆小说占了很大一部分,读他的回忆性的小说,就似乎感觉到一位长者在述说他那些有意义的人生趣事,在这些回忆性的作品中作家有意识的过滤了那些痛心和丑恶的东西,表达的是一种处世的心平气和和远离现实的情志以及那些田园风光和温情脉脉。正由于这样,我们才能感受到他在《受戒》中的健康人性、纯真无邪的爱情;《大淖记事》中流露出来的乐观豁达的精神,将一种含蓄之美发挥到了极致。二是汪曾祺执着的短篇小说的创作。汪曾祺的小说几乎都是短篇小说,这种短篇小说简约、随意、篇幅很短小、文字质朴,往往总是在简洁中求其神似,颇似一种“笔记体小说“,而这种笔记体的小说因为不可能承载过多的故事情节含量,因此每每以悠闲的笔触怅然写出,也令人回味无穷。三是清新淡远的江南水乡的风俗画卷。汪曾祺师承沈从文的风格,一抒情的笔调,着意描写风俗民情,刻划下层百姓的人情人性这就使他的小说多取材于逝去的岁月,但又不刻意追求情节的完整和戏剧化的矛盾冲突,他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一种和谐。很多时候,他只一一颗景观而自然的心,用平淡如水的言语叙说石井村落的细碎所示,叙说仿佛离我们很远的尘世。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像汪曾祺这样专心致志与短篇小说与短篇小说的写作而颇有成就的人少而又少,不仅如此,汪曾祺把这一小说样式赋予了自己独特的叙述方式、语言、结构,显示了一种成熟的小说文体典范:如散文化的小说,平淡的叙述方式,简洁准确的语言,“淡中有味,飘而不散”的风格,虚实相生的氛围等等。我们在他那些精致而令人回味无穷的小说里看到生命的各种状态,人生的各个层面,体味到空灵和诗意,感悟到成熟和达观,使我们能像汪曾祺那样,来到精神世界的乌托邦,感悟生命的魅力。

  【参考文献】

  [1]温儒敏,赵祖谟.中国现当代文学专题研究[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2]钱理群,温儒敏,吴福辉.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修订版)[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3]肖莉.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汪曾祺小说文体的独创性[J].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4):61.

  [4]耿红岩.论汪曾祺小说的散文化结构与文体[J].陕西教育学院学报,2008(1):69.

  [5]汪曾祺.汪曾祺短篇小说选・自序[A],汪曾祺全集(第三卷)[M].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166.

范文五:论沈从文小说的文体语言特征 投稿:谢駾駿

【摘要】沈从文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他的小说有其独特的艺术个性,开拓了我国现代小说的创作领域。沈从文小说的语言不仅古朴典雅、蕴藉隽永,而且富有隐讳色彩。其最重要的原因是根植于湘西的生活土壤,具有浓郁的湘西地方色彩,营造出鲜明而独特的艺术意境。

  【关键词】沈从文 小说 文体语言特征

  沈从文是上世纪文坛的领军人物,京派小说的代表作家,是鲁迅所赞扬的中国“最优秀的作家”之一。14岁时,他投身行伍,浪迹湘川黔边境地区,也许正是受这段湘西生活的影响,他崇尚一种恬淡、含蓄的艺术美,倾向于表现纯朴、健康、自然、优美的人性。他在小说中营造的唯美意境主要靠质朴、诗意、含蓄、唯美的语言形式,而这种语言形式又熔铸着他独特的个性气质,情感倾向和美学追求。使他的小说在中国现当代小说中独树一帜。

  具体剖析沈从文的文体语言特征,要从沈从文小说中语言特点入手,解读沈从文的文体美学追求。

  一、鲜明而独特的意境

  在中国古代的诗论与画论中,意境或情境,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美学范畴。它指的是诗歌或绘画作品中,作者主观体验到的人生情绪,与作品描绘的客观物象融汇交织而形成的审美境界。作为意境构成的基本骨架是物境构成的总特征及作家处理主观情感的具体方式。正是在这两个方面从文小说的艺术个性、从而使他的小说具有了一种独创的艺术意境。

  沈从文乡土题材的小说所展示的社会人生,是多种文化因素交织而成的有机板块。其中,确有许多使外部的人们大感诧异,难以置信的东西。那种“养身靠商人,恩情却结于水手”的人生形态衍生而出的吊脚楼妓女与柏子的爱情恩怨,那种青年男女间以热情的山歌赢得对方欢心的恋爱方式,那种按照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形成的山民道德形态,如萧萧生子便不再发卖等等,都与典型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都市及内地社会大异其趣。沈从文确是有意突出湘西的地方性,仿佛要借湘西的原始神秘性、特异性来完成作品的构图。这些人生现象对于中国社会的普遍性来说,它们是特殊的。但对于包括湘西在内的广大西南地区,它们又是普遍的。从特殊见出普遍,既带着特异性,有具有现实性,这是沈从文小说意境描绘的重要特征。

  沈从文小说中的这种原始神秘性是通过普通人即“凡夫俗子”的日常生活与交往表现出来的,是风俗画,是人情小说。他要从这平凡的人生现实中,探索“乡下人”的生命形式,表现他们的生命个性,在他们身上,优美与凡庸交叉,道德状况的健康纯朴与理性世界的原始蒙昧并存。

  二、浓郁湘西地方色彩

  “湘西”所能代表的健康、完善的人性,一种“优美、健康和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正是他的全部创作要负载的内容。

  1.描述性的名词蕴含有大量的湘西民俗文化。翻开他的小说,简直是湘西民俗大展览:船渡、吊脚楼、晒楼、边城……而且其常使用的名词中,如果不太懂湘西方言的人还不太能理解其中的味道。比如:地保的好心肠的的确确全为的是替阿金打算。他并不是想从中叨光,也不想拆散鸳鸯。……好管闲事的脾气,这地保平素虽有一点,也不很多,恰恰今天他却多喝了半斤“闷胡子”,吃了斤“汪汪叫”。其中“叨光”意即管闲事;“闷胡子”是指一种地方粮食烧酒,而“汪汪叫”则是狗肉代称。在他的小说中,“大老”“二老”“三三”等对小孩子的称呼,在湘西是普遍的;“过路”(路过),“泡坏”(淹死),“走脱”(逃掉),“标”(漂亮),“精怪”(妖怪)等词,是湘西的“土产”。作品中人物的语言,也是地方化的。

  2.人物对话颇多巧妙的比喻和湘西人惯用的语汇等话语方式。使用比喻句是沈从文擅长之处。他可以把老船夫比作“正经、大方的楠木树,稳稳当当地活到这地面上。”又如:《萧萧》里“萧萧嫁过了门,做了拳头大丈夫的小媳妇,一切并不比先前受苦,这只看她一年来身体发育就可明白。风里雨里过日子,象一株长在园角落不为人注意的蓖麻,大叶大枝,日增茂盛。这小女子简直是全不为丈夫设想那么似的。一天比一天长大起来。”这里将日渐发育的萧萧比作风雨里成熟的麻,那种大枝大叶以及蓖麻籽晚上脱落的“毕勃”声仿佛清晰可闻。这类语言虽显新奇,却根植于湘西的生活土壤。在乡情乡韵中追求语言的新颖,展示了沈从文令人赞叹的丰富想象力和创新能力,表现出了作家在文学语言上的独特的艺术魅力。

  3.借助谚语、俗语、民歌、民谣、民间传说等,使人物形神并茂,个性毕现。沈从文的作品“俗谚俚语”使用很多,如“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走得好”(《边城》),“两手一肩,快乐神仙”(《贵生》),“火是各处可烧的,水是各处可流的,日月是各处可照的,爱情是各处可到的”(《边城》),“货到地头死”(《人与地》),“伸手不打笑脸人”(《买橘子》),“人有千算,天有一算”(《传奇不奇》)等等,都被作者信手拈来,巧妙地运用在小说当中,二者相得益彰。

  总之,浓郁湘西色彩的语言、逼真的自然景物和独特的社会风俗融为一体,正如雨果评价莎士比亚那样,作者“把整个自然都斟在自己的酒杯里”。沈从文的小说字里行间流动着湘西之水的自然韵律,这源于家乡自然与人文环境的耳濡目染,也出自审美境界的自觉追求。

  三、如诗如画、古朴典雅、通俗易懂

  1.语言平实而不失诗意和蕴味。如《边城》中有这样一段话“天快夜了,别的雀子似乎都在休息了,只杜鹃叫个不息。石头泥土为白日晒了一整天,到这时节皆放散一种热气,空气中有泥土气味,有草木气味,且有甲虫气味。翠翠看着天上的红云,听着渡口飘来乡下生意人的杂乱声音,心中有些薄薄的凄凉。”这些语言既朴素、洁净,更具有一种古典的唯美,精采的使人如同目遇,给人以一种诗情画意之感,那么美妙、清新。又如:沈从文在《边城》中的一段景物描写:“深潭为白日所映照,河底白白小石子,有花纹的玛瑙石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鱼来去,全如浮在空气里。两岸多高山,山中多可以造纸的细竹,长年作深翠颜色,逼人眼目。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时只需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凡有人家处必有可沽酒。”作者在这里为我们营造了一种宁静和谐单纯的自然风光。试想,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该是多么单纯、惬意、无忧无虑、与世无争、宁静自足,短短几句话,作者运用他那舒缓从容的叙述节奏,那种真切而又含蓄的抒情姿态,为我们勾画出一幅世外桃源的美丽景画。   2.通俗易懂的语言营造的每一个意境都充溢着美丽与宁静。如《边城》中老船夫与天保的一段对话:“大老,听我说句正经话,你那件事走车路,不对;走马路,你有份的!”那大老把手指着窗口说:“伯伯,你看那边,你要竹雀做孙女婿,竹雀在那里啁!”他们的对话具有典型的湘西语言风格,充满泥土气息,既符合人物的身份,又真实地反映出人物的内心感受;既含蓄又意味深长,使读者清晰地感受到老船工和大老的内心深处微妙的变化。这真是“在素淡之中自有明澈的光辉,质朴之中自有蕴藉隽永之情致。”

  四、源于生活、朴实传神,又富于隐讳色彩

  1.源于生活、朴实传神。沈从文先生是怎样从生活场景中真真切切的展示湘西的风情画卷?答案很明显,那就是源于生活而又朴实传神的语言的运用。我们就从下面这段中寻找一点答案。“小溪流下去,……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为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却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小溪既为川湘来往孔道,……渡头为公家所有,故过渡人不必出钱。有人心中不安,抓了一把钱掷到船板上时, 管渡船的必为一一拾起, 依然塞到那人手心里去,俨然吵嘴时的认真神气:“我有了口量,三斗米,七百钱,够了。谁要这个!”(《边城》)“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比水山相拥更具神韵、“一篙不能落底”、 “ 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比清澈见底之类的词更能说明问题。 “心中不安”、“一一拾起” 、“俨然吵嘴时的认真神气”再普通不过的词语有相当的塑造力,将民风的纯朴富有感染力的流露出来。

  2.隐讳艺术, 讳莫如深。沈从文小说语言的隐讳艺术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一方面沈从文对生理的隐讳,使他的小说总是能很巧妙地消除读者的尴尬,对隐讳的运用也体现了他对人性的关怀与怜惜。 看下面的两段文字:“年龄在这个神工打就的身体上,增加上了些表示‘力’更像男子的东西,应长毛的地方长了茂盛的毛,应长肉的地方添上了结实的肉,一颗心,则同样因为年龄所补充的,更其能顽固的预备承受爱与给予爱了。”(《龙珠》)“这女孩子身体既发育得很完全,在本身上因年龄自然而来的‘奇事’,到月就来,也使她多了些思索,多了些梦。”(《边城》) 沈从文小说中的语言一向是实实在在能明明白白的表达内容的,可是到了要表述身体变化的时候竟用起了模糊的语句。当然这些看似模糊的语句也并不影响表情达意,人人都知道“应长毛”、“应长肉”的地方是哪些部位,“到月就来奇事”也没有人不明白指的是什么。另一方面是沈从文对于性描写过程中的隐讳。对于性描写的 “讳莫如深”沈从文是通过一种诗意的语言来实现的。 “经过龙朱的指点,结果是多数把女子引回家,成了管家妇,或者领导到山峒中,互相把心愿了结。”(《龙珠》)“她要他当真对天赌咒,赌过了咒,一切好像有了保障,她就一切尽了他。到丈夫返身时。手被毛毛虫螫伤,肿了一大片,走到萧萧身边。萧萧捏紧这一只小手,且用口去呵它,想到刚才的糊涂,才仿佛明白自己做了一点不大好的糊涂事。”(《萧萧》)

  不难看出,沈从文对于性行为的隐讳语言比对身体的隐讳还模糊,在他的小说中性甚至到了几乎隐藏的地步。但他的小说从不回避性这个问题,相反他认为“一个伟大的作品,总是表达人性最真切的欲望”,只是他用了一种更加唯美的语言表达。

  五、结束语

  综上所述,沈从文小说的语言不仅古朴典雅、蕴藉隽永,而且富有隐讳色彩。其最重要的原因是根植于湘西的生活土壤,具有浓郁的湘西地方色彩,营造出鲜明而独特的艺术意境。语言格调古朴,句式简峭、主干突出,单纯而又厚实,朴讷而又传神,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 ,凸现出乡村人性特有的风韵与神采。整个作品充满了对人生的隐忧和对生命的哲学思考,一如他那实在而又顽强的生命,给人教益和启示。沈从文真不愧是上世纪文坛的领军人物

  参考文献:

  [1]沈从文.沈从文小说选[M].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

  [2]温儒敏,赵祖谟.中国现当代文学专题研究[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3]胡钢,王敏.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导读[M].天津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02.

  [4]钱理群,王风,贺桂梅.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导读[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5]哈迎飞.论沈从文游记体散文的文体特征[J].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97.

  (作者单位:湖南省新邵县严塘镇高桥中学)

  编辑/赵军

范文六:好小说的特征 投稿:陶蜘蜙

好小说的特征

一、人物鲜明,合上书你就记住这个人。他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代表着那个阶层的人。她说话时的动作、眼神和习惯的口头禅,以及对突发事件的第一反应。他的神态究竟是怎么样的?他的生活背景是什么样的?是车水马龙的都市还是黄土朝天的村落。是一个人孤单地寻觅还是和别人一起朝着自己理想的梦想的地方前进还是被时空阻挡在某个角落里。透过眼神你应该能明白他的内心。

二、语言流畅,读起来就像和老朋友说话,越读越亲切。没有拮据敖牙的痛苦。所有的文字,包括对事件的交待和大量的人物对白以及细节描写你都感觉到他就是生活在人间的一个生命个体,而绝非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更不是一个过于邋遢粗俗的叙述者。你愿意倾听他的时快时慢但是很有层次感的语言,这种语速对你来说是非常舒服的。

三、情节跌宕,不是你一看就知道结尾的和可以完全预测下一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入口可以是一个悬疑的古墓葬群一样的神秘,也可以是一条乡间小路那么的自然,但是走着走着,你得感觉到不同。绝不是进入了张家李家那样俗的不能再俗的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更让人难以容忍的是作为读者竟然和作者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作者的思维要不读者快那么一小步,因而牵动着读者好奇的心态去往前面奔跑着去看下一个章节会发生什么事情。通常是某人正要进入某种状态,读者心理提人物捏着一把汗,很想跳过一些章节去看,但是当他跳过去的时候又不得不跑回来看自己是不是丢了至关重要的钥匙。好小说总是在情节上很迷人。

四、有启迪性,不是读完了就当白水一样喝了然后变成汗腺蒸发体外的,有一种持久的弥香。没有唤醒人们对生活的共鸣的作品即便流行,也不会长久。人类的感情世界是相同的,无论谁都有心底最柔软的一部分。即便是母狼对幼仔也怀有着一种无法比拟的爱。所以,对于读者来说无论是艳情、凶杀、探险的最后一站就是人类心灵的自我救赎。所以一部好的作品绝不会放弃对人类精神世界的探索。这也是一篇作品应该有的纵向高度。

五、时代烙印。没有不具备时代烙印的东西。如果你想写五四运动的时期的故事,你就应该进入到当时的氛围里。如果你写都市的成熟男女的爱情,就必须考虑时代的发展和政策倾斜度以及社会竞争的背景下人们互相猜忌和不信任的过程中又渴望不断地寻找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心态。更不会有放在任何空间和时间里都有发生可能的事情。进入当下,传统,或某个特定阶段的时候,好的作品还会排除那些引起不了读者

欲望的事件的可能。因为有些东西的确过了气,让人见了就会烦。

六、技巧方面,如果非要走性感路线的话,也不要立刻就赤裸裸的凸现出来。这就是上档次的交际花和小姐最本质的区别。即便是嫖客和小姐之间也会有那么一种超过物质需求的一点点精神需要,而且人类的爱情总是带着很多综合化学成分的杂合体。一个男警察和一个女人有着某种暧昧关系的时候不一定非要上床,也可能一次次地路过她小店的,在夜晚的时候不断执勤的过程中在窗外猜度着里面的女人在做什么。还可能是心满意足地等着她为他端上一盘最简单的家常饭,找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克制与暴发之间总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好小说的技巧就在于让你觉得其情可悯。做到这一点不难,但是也不是很容易的。

范文七:意识流及意识流小说的文体特征3 投稿:彭哣哤

什么是荒诞?

  “起床、电车、四小时办公室或工厂里的工作,吃饭、睡觉,星期一二三四五六,总是一个节奏,大部分时间都轻易地循着这条路走下去。仅仅有一天,产生了''为什么''的疑问,于是,在这种带有惊讶色彩的厌倦中一切就开始了。”对既定的生活的提问成了人类对荒诞的自觉。

  在工业化的流程中,人不过扮演着流水线上的一个点、一个部件、一个螺丝钉这样的角色。人被物化了,成了没有血没有肉,只剩下灵魂的怪物。正是这种处境,让人觉得这一切太荒诞了。——法国作家加缪这样提出了荒诞的问题。

  我们世界是晦涩的,还是清晰的?是合乎理性的,还是不可理喻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人与这个世界的关系是和谐一致的,还是分裂矛盾的?

  加缪认为:“幸福和荒诞是同一块土地上的两个儿子”,幸福可以“产生于荒诞的发现”。

  人和生活的分离,演员和布景的分离;怀有希望的精神和使之失望的世界之间的分裂;肉体的需要对于使之趋于死亡的时间的反抗;世界本身所具有的、使人的理解成为不可能的那种厚度和陌生性;人对人本身所散发出的非人性感到的不适及其堕落,等等。这些都是荒诞。

  表现手法:

  烘托(衬托)、对比、对照、借景(物)抒情、托物言志、欲扬先抑。(联想、想象)寓情于景、融情入景、讽刺、象征、联想、想象、以小见大、类比

  象征是通过特定的容易引起联想的具体形象,表现某种概念、思想和感情的艺术手法。象征体和本体之间存在着某种相似的特点,可以借助读者的想象和联想把它们联系起来。例如蜡烛,光明磊落,焚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具体形象,可以使我们联想到舍己为人的崇高精神。因此蜡烛是舍己为人的象征。

  什么是象征手法?它和比喻手法有什么区别?

  象征是通过特定的容易引起联想的形象表现与之相似或相近特点的概念、思想或感情的艺术手法。只用于表示有关人类品质或人类组织的性质,一般适用于抒情作品。

  比喻可以用于表示任何事物的性质,一般的比喻,其喻体分散在全篇文章中

  什么是以小见大的方法?

  就是采用小的事情来表现大的主题的写作方法,将抽象的事物具体化。比方说,要你写一个以生命为话题的文章,如果你总是谈什么生命的意义之类的,这就很难去写好。而采用以小见大的方法却可以绕过这些说教,给人以更生动可感的形象,如写与病魔作斗争的中学生,如写时时刻刻给予你关心的父母,如写下岗工人的努力等等,你可以借助

具体的形象来给生命着色,象语文课文《敬畏生命》,就是以柳絮这样细小的生物;《白蝴喋之恋》就是以一只小小的蝴蝶来对生命进行探讨。采用这种以小见大的办法,这样在你的笔下,就会有五彩的生命了。再比方写爱国,你可以写一个小学生对红旗的爱护,看到别人对红旗不尊重就要加以指正等等。

  那一般在什么情况下采用这种方法呢?一般是些很抽象的概念的话题时就可以采用(就是当你感觉到你要写的观点和你政治书上的观点相同),如“人生观”价值“等等啊。

  采用这种办法应注意的是:一是要注意你所选择的小的材料和你的大的观点有相似性,能统一起来。二是要注意运用小的材料的过程中注意不要动不动就跑出来发议论。三是要注意运用的材料具有典型性。

  什么是联想和想象?

  联想就是由一种事物想到另一种有关的事物,或有眼前的事物回忆起以前的有关事物。例如冬天的早晨,看见玻璃上的霜花,就会想起美丽的孔雀开屏;看见老花镜,就会想起奶奶给自己缝制布娃娃的情景;看见卷面上鲜红的墨水迹,就想起老师为同学们补课批改作业的情景;看见昔日的照片,就想起游山玩水的快乐时光;看见一本旧书,就想起与同学相处的一件往事……这些现象,在生活中是非常自然的。我们把这些内容写进作文里,就会增强文章的表现力。

  再说想象。想象与联想就像一对亲兄弟,它们相似却不相同。它们的相似点都是想,联想是想起关联的事,而想象则是重新组合编排头脑中的形象、材料,创造出新的内容来。

  什么是渲染?什么是烘托?

  渲染是指用水墨或颜色烘染物象,分出阴阳向背,增加质感和立体感,加强艺术效果,亦可作“设色”解。清代恽寿平谓:“俗人论画,皆以设色为易,岂知渲染极难,画至著色,加入炉篝,重加锻炼,火候稍差,前功尽弃。”

  烘托是用水墨或淡彩在物象的外轮廓渲染衬托,使其明显突出。如烘云托月,以及画雪景、雨景、雾景、晨昏、流水、白色的花鸟和白描人物等,一般采用外罩、围染的烘托方法。

  类比是一种推理的方法,是根据两种事物在某些特征上的相似,作出他们在其他特征上也可能相似的结论。这是《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说法,并举例说:“如光和影都是直线传播,有反射、折射、和干扰现象等,由于声呈波动状态,因而推出光也呈波动状态。”我认为这一说法是正确的。实际运用过程中却有很多人(包括教材)误以为类比就是同类相比,其不谬哉!“同类相比”是什么?请看《现代汉语词典》关于“比较

”的解释:“就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同类事务辨别异同或高下。”原来如此!

  什么是讽刺?

  “ 用讥刺和嘲讽笔法描写敌对的或落后的事物,有时用夸张的手法加以暴露,以达到贬斥、否定的效果。”这种表现手法,即为讽刺。

  用讽刺和嘲讽的笔法针对敌人或者落后、错误的、不合理的事物,有时用夸张的手法加以暴露,以达到贬斥、否定和批判的目的。

  掌握托物言志的写法。

  两篇文章都采用了托物言志的方法。前者借“陋室”抒发作者的情怀,借物突出志向。文章以有仙之山,有龙之水比喻“陋室”,引出文章主旨“惟吾德馨”,表明“陋室”也具有“名”与“灵”的性质。然后描写陋室环境景色幽雅,交往人的高雅,主人的生活情趣闲适,展示了陋室主人的精神风貌,表现作者怡然自得的心情,安贫乐道的生活情趣,既突出主人“德馨”,又表明“陋室”不陋。最后以诸葛庐、子云亭类比陋室,意在以古代名贤自况,表明陋室主人也有古代名贤的志趣和抱负。引用孔子的话结尾,隐含以君子自居之意,说明“有德者居之,则陋室不陋”,突出“惟吾德馨”“陋室不陋”。

  《爱莲说》中作者以莲花自况,借对莲花形象的描绘,寄寓作者自己的情感,从生长环境,写她“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质朴;从体态、香气方面,写她“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正直,写她“香远益清”的芳香;从风度方面,写她“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清高。这种描写,是将莲人格化,是把她作为一种高贵品质的象征,赞美她是“花之君子”。作者托物言志,在莲的形象中寄寓了自己不慕名利、洁身自好的思想感情。

  “托物言志”是指通过描写客观事物,寄托、传达作者的某种感情、抱负和志趣。如于谦的《石灰吟》,诗人借物咏怀,通过开采石头烧成石灰的过程及结果,抒发了自己不畏艰难困苦的坚贞情操和清正磊落的高洁思想。又如《白杨礼赞》《松树的风格》《病梅馆记》等都是出色运用托物言志手法的例子。

  “借景抒情”是指借助于描绘景物而抒发感情,感情寓于写景之中。如鲁迅《故乡》开头一段,作者并没有直接抒发“我”的悲凉心情,而是通过生动的景物描写来表达“我”当时的心境:压抑、窒闷、悲凉。借景抒情的例子数不胜数,如《风景谈》《荷塘月色》等。

  二者有相同点。师生,都是间接抒情,不同于直抒胸臆。他们借助于叙述、描写、和议论的方式来抒情,使抽象的感情客观化、具体化、形象化,易于被人理解接受。其次,它们都可以使用象征、

变形等艺术手法和比喻、排比、夸张、拟人等修辞方法,以增强艺术感染力。它们的不同之处在于:第一、“托物言志”是通过咏物来抒情,常常借助于某些具体植物、动物、物品等的一些特性,委婉曲折地将作者的感情表达出来。这些“物”不是“景”,咏物不是写景。“借景抒情”是借助写景来抒情,或景中含情,时时流露;或情寓景中,蕴而不露。这里的“景”是指自然风景,而不是某种物品。

  第二、“托物言志”中的“志”,含义很广,可以指感情、志向、情趣、爱好、愿望、要求等。“借景抒情”中的“情”,专指热爱、憎恶、赞美、鞭挞、快乐、悲伤等感情。

  第三、“托物言志”不内容产生意境,作者的某种感情、志向通过与之相关的实物传达出来,即达到写作目的,可以叙述和议论。“借景抒情”要求达到思与境谐,情与景会,寓情于景,情景相生,内容形成情景交融、形神结合的有立体感的审美意境。

  “托物言志”和“托物寓意”有什么区别?

  答:“托物言志”是把自己的志趣、志向寄托在对某种物的记叙、描写之中。比如“爱莲说”。“托物寓意”是把一个深刻的道理通过对某一物的记叙、描写、议论等表达出来。比如“白杨礼赞”和一些寓言故事。二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表达自己的看法,个人的情趣,一个是讲一个公认的道理。

  白描,白描是一种描写的方法。原是中国画的一种技法,是指一种不加色彩或很少用色彩,而只用墨线在白底上勾勒物象的画法。作为一种描写方法,是指抓住事物的特征,以质朴的文字,寥廖几笔就勾勒出事物形象的描写方法。白描用于写人,只需三言两语即可勾画出人物的外貌和神态,使读者如见其人。白描用于写景,只需几笔就可勾勒出一幅鲜明的图画,使人如临其境。白描用于写事,也只要几笔就可使事态毕现,生动形象。

  象征手法

  象征是一种艺术手法,它和比喻修辞手法有相似之处。正如比喻要求喻体和被喻事物之间要有某种相似的特点一样,象征也要求象征之物与被象征之物之间有某种相似的特点,从而可以让人引起由此及彼的联想。不过,比喻属于修辞范围,它可比喻抽象的事物,也可比喻具体的事物;而象征则属于艺术手法,它与构思相关,属写作构思技巧,而不只是语言加工问题。象征一般都用来表现某种抽象的概念或思想感情,也就是说,它是通过某一具体形象表现出一种更为深远的含意,让读者自己去意会,从而让读者获得美的享受。这是一种隐晦、含蓄而又能使读者产生体会愉悦的美感的技巧。

  另

外,象征是针对全篇而言,而比喻是针对某一句而言;运用象征手法的文章中是不会出现本体的,而比喻往往是会出现本体的。象征是在不能、不敢、不愿的前提下,运用的写作手法,而比喻的目的只是为了是句子更加生动形象,属于修辞手法。

范文八:把握文体特征,轻松解读小说 投稿:姜琺琻

把握文体特征 , 轻松解读小说 

◎ 周 小 菜 

对 于 小 说 的 阅 读 和 理 解 来   致 的 过 程 是 :把 握 概 括 小 说 的故   节 来 说 ,它 就 有 着 两 个 常 规 性 的  说 ,把 握 小 说 的 文 体 特 征 1 - -  ̄ 1 常 重   事 情 节 一 判 定 小 说 中 的 典 型 人 物  作 用 : 一是 与其 前后情 节 的对 比、   要 , 它 是我 们 突破小 说 阅读 疑难 ,   ( 主人公 ) 一 分 析 典 型 人 物 所 具 有  照 应 、 铺垫 ; 二是 推 动 了整个故 事 

决 胜 高 考 小 说 阅读 的一 大 法 宝 。  

的典 型 的 形 象 特 点 一 分 析 作 者 对   情 节 的 发 展 。 ③小 说 的情节 当 中 ,  

把握 文体特 征 。 读 懂 小 说   这 个 典 型 人 物 的情 感 ,作 者 在 这  开 端 、 曲折 、 高潮 、 结尾 , 可谓 是 4 - ,  

主 旨 

个 人 物 身 上 所 寄 寓 的 思 想 认 识 一   说 中 的 特 色 情 节 ,这 些 特 色 情 节  

小 说 文 体 特 征 :小 说 不 同 于  思 考 这 篇 小 说 X f , 于 当 时 的社 会 生  当 然 具 有 其 特 殊 作 用 。 开 端 部 分   故 事 , 因 为 小 说 必 须 展 现 作 者 对   活 , 以 及 现 在 与 将 来 社 会 生 活 的   往 往 会 有 制 造 悬 念 , 引 发 读 者 阅 

社 会 生 活 的 认 识 和 思 考 ,也 就 是   指 导 意 义 。 ( 此 种 解 读 小 说 的 方  读 兴 趣 等 作 用 ;高 潮 部 分 往 往 会   需 要 有 思 想 主 旨 。 小 说 又 不 同 于  法 , 简称人 物形 象分 析法 。 )   哲 学 , 因 为 它 的 思 想 主 旨必 须 寄  

有 渲 染 气 氛 ,将 人 物 的情 感 和 性  

具 体 作 用 阐 明 : 了 解 小 说 创   格 特 征 推 向 极 致 等 作 用 ;结 尾 部  

寓 在 具 体 的 故 事 当 中 ,通 过 典 型  作 的 历 程 , 让 我们 懂得 , 为 什 么 可  分 则 往 往 会 有 出 人 意 料 ,引 发 读   人 物 的 典 型 生 活 情 景 来 展 现 。 因  以 采 用 人 物 形 象 分 析 法 来 解 读 小  者 深 思 等 作 用 。   此 , “ 观 察 思 考 社 会 生 活一 获 得 思   说 ,也 让 我 们 在 小 说 阅 读 中能 更  解 析 小 说 情 节 : 明 确 了 以上   想认识 ( 小说 主 旨 ) 一 塑 造 具 体 有   加 自觉 地 采 用 这 种 方 法 来 解 读 小  这 些 小 说 情 节 方 面 的 文 体 特 征 ,   代 表 性 的 典 型 人 物 形 象 一 构 建 具   说 。X f , 于 小 说 艺 术 价 值 评 判 标 准  我 们 大 致 可 以 明 确 : 分 析 小 说 某   体 的 故 事 情 节 ” 是 小 说 的常 规 性   的 把 握 ,不 仅 可 以 使 我 们 懂 得 如  部 分 情 节 的 作 用 , 可 以分 两 步

走 ,   创 作 过 程 。以小 说 《 祝 福》 为例 , 鲁   何 评 判 一 篇 小 说 ,更 能 够 激 发 我  第 一 步 ,先 分 析 该 情 节 的 根 本 性   迅 观 察 思 考 社 会 生 活 一 发 现 当 时  们 对 小 说 的 阅 读 鉴 赏 兴 趣 ,并 通  作 用 和 常 规 性 作 用 , 即该 情 节 对   中 国 妇 女 身 上 背 负 着 沉 重 的 思 想   过 广 泛 地 阅 读 ,不 断 提 升 自身 的  于 表 现 人 物 心 理 或 性 格 特 点 的 作  

精 神 负 荷 ,想 要 帮 助 治 疗 和 解  阅读鉴 赏能力 。  

救 一 获 得 了祥 林 嫂 这 个 身 受 封 建   人物一 构 建 了祥林 嫂被 一步 步迫  礼 教 、封 建 迷 信 思 想 荼 毒 的 典 型  情 节  

用 ,该 情 节 与 其 前 后 情 节 的 相 互  

分 析 特 殊 情 节 的 特 殊 作 用 ,即 分  

二、 把 握文体 特 征 , 解 析小 说 关 系 ( 对比、 照应 、 铺垫 ) ; 第二 步 ,  

小 说 文 体 特 征 :① 小 说 的 故  析 该 情 节 是 否 属 于 什 么 特 殊 情  

害 致 死 的 具 体 故 事 情 节 。在 整 个   事 情 节 是 为 塑 造 典 型 人 物 ,表 现   节 , 它对应 的特殊作 用 又是 什么 。   创 作 过 程 中 ,作 者 对 社 会 生 活 的  典 型 人 物 的 典 型 性 格 服 务 的 。 也   以 小 说 《 祝福》 为例 , 为 什 么 捐 了  观 察 和 思 考 成 果 起 着 核 心 领 导 作   就 是 说 ,小 说 情 节 最 根 本 性 的 作  门槛 的祥 林 嫂 神 气 很 舒 畅 ,眼 光  用 , 它是 否深 刻 , 是 否 对 现 实 生 活  用 就 是 表 现 人 物 的 心 理 或 性 格 特   也 分 外 有 神 ,这 一 情 节 在 小 说 中 

有 启 发 和 指 导 意 义 , 在 很 大 程 度   点 。 ② 小 说 的 故 事 情 节 是 由 开  有 什 么 作 用 ? ①( 情 节 的根 本 性 作  

上 决 定 了 小 说 品位 的 高 下 ,决 定   端 一 发 展 一 曲折 一 高 潮 一 结 局 等   用 ) 因 为 祥 林 嫂 认 为 自 己捐 了 门  了小 说 作 者 的不 凡 或 庸 俗 。( 鲁 迅 

就是 一个 不凡 的作者 。)  

系 列 过 程 组 合 而 成 的 。 它 的 结   槛 赎 罪 , 已不 再 是 一 个 败 坏 风 俗  

构 很像 一列 由车头 、 车厢 、 车 尾 组   的人 了 , 是一个“ 干净 ” 的人 了 , 这 

读 懂 小 说 主 旨 : 把 握 了 以 上   成 的火 车 。 每个 车厢 ( 每 个 部 分 的  表 现 了 她 对 捐 门 槛 赎 罪 这 一 封 建  

这 些 小 说 的 文 体 特 征 ,大 致 可 以  情 节 ) 都相 互 影 响 、 相 互关 联 , 每   迷 信 思 想 的深 信 不 疑 ;她 竭 力 想 

明确 :我 们 只 需 要 逆 着 作 者 的 创  个 车 厢 ( 每 个部 分 的

情节 ) 都对 火  做 一 个 “ 干净” 的人 , 表 明 她 深 受  作 过 程 去 思 考 和 摸 索 ,就 一 定 能  车 的 前 进 起 到 一 定 的 推 动 作 用 。   封建 礼 教思想 的束缚 和 迫害 。② 

很好 地理 解小说 , 鉴 赏小说 。 其 大   因 此 ,对 于 小 说 的 某 个 具 体 的 情   ( 情 节 的常 规性 作用 ) 这 与 柳 妈 的 

0  语 文 款 学 通 讯   2 0 1   3 . 1   1 / A  

分清层次 , 分类掌握 

古代 诗歌 表达 技 巧 类试 题 解 题 方 法例 谈  ◎曹   权 

“ 鉴赏 古代 诗 歌 的表达 技 巧 ”   题号 ) , 如 :   是 高 考 必 考 内 容 之 一 ,也 是 高 考   考 试 卷 中有 1 0套 试 题 在 这 一 考  

致 可 以分为 三类 :  

析、 判断 , 但思考方 向明确 , 角度 单 

赏 析 这 首 诗 对 比 艺 术 的 特 

难度较第一类 有所增加 。 安徽 、  

的 难 点 之 一 。2 0 1 3年 全 国各 地 高   色 。 ( 浙 江卷 2 2 )   点设 题 , 按 照试 题 的难 易程 度 , 大  的 艺术 手法 。( 天津卷 1 4 . ( 3) )  

山东 、 辽 宁 等 省 市 的 试 卷 采 用 了 这  请 分 别 指 出 两 首 诗 第 一 句使  

  请 举 一 例 分 析 本 词 虚 实 相 生  种 形 式 :

这几个省 ( 市) 的试题 , 明确 告   用 的 修 辞 手 法 , 并 加 以 赏析 。 ( 安 

三、 四 两 句 中的 “ 烟” 有 哪 些 

卷 1 4 . ( 1 ) )  

第 一 类 ,题 干 中 明 确 告 知 作  诉 了考 生 作 品 的艺 术 特 色 , 尽管设  徽 卷 9 )   品的 主要表 达 技巧 ,考生 只需 结  问方式有所 不 同 , 但答题 角度不外  即可 , 难度最/ 1 , 。浙 江 、 天津 、 广  达 效 果 , 是最 容易 ̄y j ' - 的。   合 作 品 中 的 相 关 内 容 作 简 要 分 析   乎 从 作 品 中举 出实 例 , 简要 分 析 表   特 点 ?诗 人 是 如 何 描 写 的 ?(山东 

东 、福 建 和 四 川 的 试 卷 采 用 了 这  

种 形式

第 二 类 ,题 干 中 没 有 明 确 具  

本 诗 第 二 联 描 写 精 妙 ,请 简 

( 试 题 后 括 号 中 的 数 字 是   体 的表 达 技 巧 , 需要考生独 立地分  要 分析 。 ( 辽 宁卷 8)  

劝 捐 情 节 相 照 应 ,也 与 下 文 中 祥   说 配 角 的 作 用 , 稍显 复杂 , 值 得 我   事 的见 证 者 ,推 动 着 小 说 情 节 的  林 嫂仍 被拒 绝 参与 祝 福礼 深受 打  们去探究 分析 。 在 绝 大 多 数 小 说 当  发 展 , 《 祝福》 中的“ 我 ” 也 有 同 样 

击形 成对 比 , 推 动 了情 节 的发展 。   中, 主角 的故 事 开展 , 需要 配 角去  的作用 。

在《 巴黎 圣 母 院 》 中, 从 歌 

③( 特殊 情 节 曲折部 分 的作 用 ) 增  串 联 , 去 推动 , 有 时 又 要 故 意 地 阻   颂 人 性 美 的 主 旨角 度 来 看 ,伽 西   加 故 事 的 曲 折 性 ,让 祥 林 嫂 受 到  碍 。 因此 , 小 说 中配 角 首 先 起 到 一   莫 多 是 主 角 , 副 主 教 克 洛 德 是 配 

精神 折磨 , 更 加 悲情 曲折 , 引 发 读  个 “ 配合 ” 的作 用 : 小 说 中 的 配 角 可   角 。这 里 配 角 的 作 用 有 两 个 : “ 配 

者 的哀怜 。   能 是 主角 故 事 情 节 的线 索 、 主角故  合 作 用 ” — — 克 洛 德 是 仂U 西 莫 多  具 体 作 用 阐 明 :对 于 / J , 说 情  事 的 一 个 见 证 者 , 他 推 动 着 故 事 情   的 主 人 ,他 阻 碍 着 伽 西 莫 多 对 爱   节 部 分 文 体 特 征 的 把 握 ,让 我 们  节 的 发 展 ; 小 说 中 的配 角 也 有 可 能   斯 梅 拉 达 的 保 护 ,增 加 了 小 说 情   对 小 说 的 情 节 功 能 有 了 本 质 上 的  延 迟 主 角 故 事 情 节 的发 展 , 他 增 加  节 的 波 澜 ; “ 衬 托 ” 作 用 — — 克 洛 

理解 , 这 使 得我 们分 析小 说情 节 ,   了/ j , 说  隋节 的 波 澜 。 小 说 中 配 角 的  德 起 到 了 对 比衬 托 伽 西 莫 多 形 象  

更清晰 , 更有条理 , 更准确 , 更 全  另外一个 作用是“ 衬托 ” , 为 了 成 功   的作 用 , 两 者外 形美 丑 、 心灵 美丑  面 ,使 我 们 轻 松 摆 脱 了 过 去 死 背  塑 造 主 人 公 形 象 , 用 配 角 来 对 比衬   的对 比 ,有 效 衬 托 出 主 人 公 的 高  套用 “ 为 下 文作 了铺 垫 ” 此类 术语  托主角是小 说作者常用 的手段 。  

的糟糕 局 面 。  

作 用 

大美 好 , 从 而 更 好 地 凸显 了 主 旨 。   具体 作 用 阐 明:在小 说 阅读 

明确 人 物 作 用 :把 握 了 小 说  

三、 把握 文体 特 征 。 明 确 人 物   人 物 方 面 的 文 体 特 征 ,让 我 们 对   训 练 中 ,我 们 常 碰 到 这 样 一 类 题  

小 说 中 的 人 物 有 了 更 本 质 上 的认   目 , 如 : “ 请说说 ‘ 店主 ’ 这 一 人 物 

小 说 文 体 特 征 :小 说 中 的 人   识 。 所 谓 主角与 配角 , 是 以 小 说 的  形 象 在 小 说 中 的作 用 ” “ 作 者 为什  物 , 有 主角 ( 主人公 ) 和配 角之 分 。   主 旨来 区 分 定 位 的 , 主 角 的 作 用  么 要 塑 造 ‘ 克林 顿 ’ 这 个 人 物 ?” 这 

主 角 在 小 说 中 的 作 用 非 常 明显 , 他   主 要 是 突 显 主 旨 ,而 配 角 的 作 用  类 题 目就 是 高 考 小 说 阅 读 的 常 见   是 小 说 主 旨思 想 的形

象 代 言 人 。 以  则 可 以 从 “ 配合 ” 作 用 和“ 衬托” 作  题型— — “ 配 角作 用 ” 题 。 只 要 我 

《 祝福 》 为例 , 《 祝福 》 的 主 旨是 揭 示   用 两 个 方 面 去 进 行 分 析 。 如《 桥 边  们 能 够 清 楚 地 掌 握 小 说 人 物 设 置   抨 击封建礼教 、 封 建 迷 信 思 想 对 中  的 老 人 》 中, 配 角 在 小 说 中有 什 么  7 J - 面 的 文 体 知 识 ,那 么 此 类 题 目  

国 妇 女 的毒 害 , 而 祥 林 嫂 就 是 被 毒   作 用 ?— — “ 配合 ” 作用 : 那 个 年  的 疑 难 , 将 被我们 轻松 突破 。   害 的 中 国妇 女 的 形 象 代 言 人 。 而 小   轻 人 是 小 说 的 线 索 ,是 主 人 公 故  ( 浙 江省 江 山中学 ; 3 2 41 0 0)  

2 0 1 3 . 1   1 / A 语 文戟 学通讯 

范文九:基于语料库分析小说_老人与海_的文体特征 投稿:史訶訷

外国文学

基于语料库分析小说《老人与海》的文体特征

邵宏1,潘灵桥2

(1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广西桂林,541004;2桂林卫校,广西桂林,541002)

摘要:语料库文体学是一个新兴的文学语言研究途径。运用语料库工具AntConc3.2.1w(Windows)2007和UAMCorpusTool

海》的主题词表,共检索出2682个词类(WordType),其中包括大小写形式的词类和曲折变化的词类。为节省篇幅,笔者根据该系统的检索结果,列出词频在前50位的主题词。

表1《老人与海》中出现频率前50的词

2.4.2并结合系统功能语言学理论分析美国小说《老人与海》的文体

特征:作品主题,人物形象的塑造,叙事风格。文体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相结合才是文体分析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语料库;《老人与海》;文体分析;及物过程分析中图分类号:I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111(2011)11-02

引言:文体学是一门古老的学科,语料库应用于语言研究则是在20世纪60年代之后,二者结合而产生的语料库文体学(Corpus

排名频率单词排名频率单词排名频率单词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

21181233869542508454435430398391345298280277264247230

theandheofItowashisitainHefishthatmanoldhim

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

205201197197194191189189181165144139138138133131114

hadwithnotonTheasissaidButthoughtyouhavelinewerenowforcould

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10610410099979595959493908988858582

wateroutboytheythematItwouldallfromhandwilldownbewhenback

Stylistics)是近年来随着语料库语言学的发展新兴的一个研究途径,

旨在借助语料库工具,以实证的手段对各类文本的文体特征进行定量描写和定性分析。文学文体学本身是一个实证研究的学科,有

[1]

赖于对文学语料的搜集和描述分析。而语料库语言学则因强调利用语料库收集的语料对文本进行量化分析而成为文体学研究方法的有益补充。此外,两者对形式与意义关系的共同关注进一步促成了文体学与语料库语言学的融合。语料库文体学通常强调语料库的使用,在对语料进行加工标注的基础上,通过词频统计、主题词检索、索引、词类分布以及特殊结构的人工标注与检索统计等手段,对文学作品主题、人物形象的塑造、叙事的发展以及作家风格等进行研究[2]。

本文旨在通过语料库检索统计手段分析小说《老人与海》的各种文体特征,以期对该小说的形式与意义有更进一步的理解。笔者应用到的语料库分析系统包括AntConc3.2.1w(Windows)2007和

根据表1显示的检索数据,笔者努力探寻该小说话语的轨迹,分析其主题走势。排在首位的是the,结合该软件的文件查看功能,笔者发现the作为定冠词可以限定各种人和事物,频率自然高,其本身并不反映作品主题。但结合排在15和16位的man和old以及小说标题,我们可以了解到theoldman是该小说的主人公。大小写的he和He的频率非常高,其中大多指向theoldman。排在37位的boy是另外一位重要人物,与主人公老人相互关照、情同父子。高频代词还有I,him,you,they,them,it/It,它们表明小说中人物、事物之间彼此的互动关系。排在13位的fish既指向事物,也指向动作“捕鱼”,这对于渔夫来说就是他的谋生手段。高频动词said和thought主要表现老渔夫的所说和所想,这其中主要是他的内心独白,包括言语和思想,从中我们可以洞察老人的精神世界。排在30位和45位的line和hand都是渔夫打鱼必备的,钓索是捕鱼工具,手是捕鱼不可或缺的身体条件。表1中的情态助动词could,would,will都能反映老人的意愿和能力。排名在35位的

UAMCorpusTool2.4.2。

1.《老人与海》的主题分析

词频或许是语料库能够提供的最重要的数据类型。它能帮助人们辨别最基本的语言特征,这些特征往往包含话语的意义。主题词分析可用于描述某一语体并且在语言中找出话语的轨迹。一个主题词表只提供给研究者语言型式,为了回答特殊的研究问题,研究者必须进行深入的阐释。只有正确、有效地解读这些语料库所提供给我们的真实语言例证,才能充分发挥其作用,因为词频本身并不能解释其高低之缘由,也不能提供这些词的上下文信息。只有通过研究人员对定量的语言型式作定性的分析,才能透过这些现象看到话语的本质[3]。接下来笔者利用语料库分析系统AntConc

water和未排在表1,而是排在了98位的sea表明了老渔夫工作的

环境是在海水之上。其他高频的介副词、连接词、be动词及其各种形式和时态助动词都可以反映出这个大千世界在时间、空间等方面千丝万缕的复杂联系。总的来说,该小说讲述故事的主题线是

3.2.1w(Windows)2007检索统计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

基金项目:广西桂林电子科技大学科研项目:基于语料库的专门用途英语研究;(课题编号:us09053y)

作者简介:邵宏,男,硕士,研究方向为功能语言学和语用学;潘灵桥,女,硕士,研究方向为企业管理和统计学

文学界

.110.

外国文学

一位老渔夫在海上捕鱼的经历以及由此反映出来的与自然、社会和精神世界相关联的生态状况。

动过程。这些物质过程表现了老人在捕鱼护渔过程中那种专业能力和拼搏精神;行为过程很好的表现了老渔夫在捕鱼过程中的机警干练。以上功能语言学视角下的及物过程分析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作者所塑造的“硬汉形象”及其“压力和失败下的风度”。

2.《老人与海》的人物形象分析

通过利用语料库分析系统AntConc3.2.1w(Windows)2007中的索引功能(Concordance),输入关键词如小说主要人物,进行语境中的关键词检索,列出所有人物出现时的上下文,能够检索出关于重要人物的描写,这对研究人物性格以及作者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刻画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首先检索小说的主人公theold

3.《老人与海》的叙事风格分析

从表1中的高频词,笔者发现排在第二、三、五的这三个词可以反映出海明威的叙事风格。检索结果显示,and出现的频率非常高,这可以说明海明威如同摄像机般的精确简洁的写作手法。作者用1233次and极力铺陈一个又一个事实,一句又一句话语,不加修饰地呈现人类的社会生活经验,让读者自己去体会感悟。高频词he表明作者使用的是第三人称的全知叙事视角,客观地呈现主人公的一举一动以及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其他事物。高频词I绝大部分是指向老人的,作者让老人自己说话表达自己的想法,不去过多介入主人公的精神世界,同样起到了客观叙事的效果。从整篇小说来看,主人公theoldman以及指向他的代词he/He和I充当句子主位,成为叙事的起点,让小说浑然一体,易读易懂。大量的and也让叙事条分缕析、客观真实,更是让整篇小说衔接连贯。最后用UAMCorpusTool2.4.2统计整篇小说的总体数据,该小说全文26583词,句子1695句。平均词长3.89,平均句长15.6。词汇密度方面,平均每句词项7.07,语篇词项密度45.14%。人称密度方面,第一人称是2.0802%,第二人称是0.6959%,第三人称是

man,虽然在很多时候,他为he/He替代。

检索结果显示,包含theoldman的描写频率有146次,它们都是关于老人的所作所为、所说所想。为了进一步定位关于老人的特定描写,笔者检索了与theoldman搭配频率最高的一些词,通过这些词来分析作者海明威所刻画的老渔夫形象。笔者发现该名词词组主要位于主语主位位置,那么接下来主要检索该名词词组的右侧搭配词,以发现与老人相关的信息。

据此检索结果,高频搭配词前十位为:said/’s/was/thought/

could/saw/had/watched/hit/and。

结合搭配词所在的文本,用系统功能语言学的理论框架来分析老渔夫这个人物形象。老人参与较多的过程是话语过程和心理过程,由搭配词said和thought表现出来,它们的搭配频率分别排在第一和第四。老人的话语过程要么发生在与小男孩的交流中,要么是自己的独白,独白占据绝大多数话语过程。从前者可以看到老人与小男孩相互关心、和谐相处的人际关系。老人用乐观精神鼓励小孩,小孩用真心关心爱护老人。读者通过笔墨不多的两人之间的对话可以感知这种充满人情味的人际关系。独白主要发生在海上,当时他孤立无助地同鲨鱼搏斗时自我鼓励、自我暗示地跟自己或自己的手说话,抑或是同其他海上的生物如小鸟、马林鱼说话。从这些独白中,我们可以体会到老人的坚强以及他在面对困难时那种平和的心态,还有他同情弱小爱憎分明的精神品格。

从老人的直接思维或间接思维的心理过程,读者可以进一步理解老人强大的精神动力。读者还可以体会到老人在征服自然的过程中那种矛盾的心情:既想征服自然又想与自然和平相处。海明威通过老人的话语和思维活动向读者提供了了解老人精神世界的一种途径。

另外与theoldman搭配的大量动词虽然搭配频率不高,但这正描写了老人丰富的动作过程,如物质动作动词hit/took/stabbed/

9.7994%。从这组统计信息,我们也可以看出作者在遣词造句方面

力求短小精悍,简洁生动。第三人称的大量使用也客观真实地刻画了人物形象和相关事物。

4.结语

语料库分析手段在文学文体学中的应用为文学文本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为感性读解文学文本插上了理性的翅膀,有利于提高解读文学作品的准确度。定量研究一定要和定性研究相结合,否则,文学作品的解读就有可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能透过现象见到本质。

参考文献:

[1]刘靖,黄立波.《语料库文体学》述介[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0(3):236-239.

[2]卢卫中,夏云.语料库文体学:文学文体学研究的新途径[J].

外国语,2010(1):47-53.

soaked/rode/pulled/let/knelt/drove/carried/brought;行为动作动词saw/watched/woke/rose/looked/heard/come。关于老人的物质/行

为过程也很好地丰富了老人的形象,这些过程要么是老人的物质动作或是老人的行为动作,都是作为句子主位的“老人”做事的行

[3]钱毓芳.语料库与批判话语分析[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0(3):198-202.

.111.

文学界

范文十:言有尽而意无形_废名写意小说的文体特征 投稿:杜兪八

不着一丝痕迹,这样才能渲染出意味深长的意境。是喜是悲,自由读者细细咀嚼才可明白。鲁迅《药》里面也有关于“坟”的描写:“这坟上草根还没有全合,露出一块一块的黄土,煞是难看。再往上仔细看时,却不觉也吃一惊;——分明有一

④圈红白的花,围着那尖圆的坟顶。”同样是写“坟”,鲁迅的描

写就很直接,没有拐弯抹角,“吃一惊”直接用情绪变化来突显环境,废名的环境描写中很少用这样的心里感觉来影响环分为三类,物镜、心境和意境。意境将内在的情感、情绪、情趣与外在的景物、景致、景况交融的方式,造成一种富有内在意蕴、意味的画面,达到一种独特的审美追求。主题情感意志作为审美的对象,“表象”与“内心之象”相结合,潜移默化中营造出似真似幻、韵味十足的意境氛围。废名将中国诗词美学意境营造传神的运用于小说的文体结构之中,在现代文学中可算独到。他写菱荡水,“总觉得有一个东西是深的,碧境。蓝的,绿的,又是那么圆”,

废名的小说就像一幅画,用几乎无色的颜料来涂抹他心中的“竹林”,里面发生的故事,是喜是忧,需要仔细阅读才能明白。老程死了,废名没有写一个悲、一个忧字,只写“却叫人见了也同三姑娘自己一样懒懒地没有话可说了”,“连曾经有个爸爸这件事几乎也没有了”。三姑娘真的那么健忘,曾经替她求签、带她到河抓鱼、给她买打辫子的红头绳的亲爱的爸爸都忘了吗?正是这种沉默才道出了她埋在心底悲痛。这件事对三姑娘一生的性格都是很有影响的,她后来变得孤僻,拒绝参加热闹的活动,足可以看出。

(二)人物成为抽象化的符号

小说的一大功能就是塑造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从

中的类型化人物到《水浒传》个性鲜明的一百零

八条好汉,性格化的人物已经成了小说的核心之一。废名早期的作品中人物性格具有自身的独立性,如善良勤劳的李妈《浣衣母》),心如止水的三姑娘(《竹林的故事》),命途多舛的柚子(《柚子》),爱慕虚荣的张先生(《张先生与张太太》)。但到了废名创作的中后期,作者沉浸在景物的描写和意境的营造上,人物的性格逐渐变得模糊,只是作者意念的载体,人物成为了抽象化的符号,缺乏性格的独立性。《桥》中的小林、琴子、细竹三个独立的个体,都沉浸在作者的自我世界中,他们说的话,思考的事,已经不是他们那个年龄,他们那个经历的人所说所想的。这些人物都成了抽象的符号,人物存在的意义在于意境的体会和传达。

《桥》“枫树”中,小林与狗姐姐聊天,狗姐姐告诉他,她生了一个孩子——死了,小林感到“哀莫哀兮生别离乎”,为狗姐姐感到悲哀惋惜也是正常的,可他最后竟说出“姐姐,你真把我当成了一个弟弟,我告诉你知道,小林早以是一个伟人物,他的灵魂非常之自由”这样玄妙的话来。在这里,不讨论小说里蕴含的禅机,只是单单看小林这个人物,他与琴子细竹交谈,典故、诗词顺手拈来,常在游玩或者是日常生活中体味到人生,洞察出深刻的哲理,似乎生活中不经意的一切都能启发他的智慧,令他瞑目深思。也许正像他说的,所有读者都把他当成了一个小弟弟,其实我们都错了,小林只是废名赋予他的“伟大的灵魂”,只是一个符号。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表现意境的深意。废名借助小说中的人物来表达自己对禅宗和道家人格的向往和追求,所以这些人物,无论是小林、琴子、还是细竹,他们本身的存在其实本没有意义,都只是一个抽象的符号,是一些抽象了作者人格理想的美学意象,作者需要借助他们本身的角色来道破生命的体验和宇宙意识。这大大挑战了传统小说中人物的功能地位。

(三)意境的渲染

既然是写意小说,当然最重要的是如何描写环境而达到意境的创造和情绪氛围的渲染。唐朝诗人王昌龄就把诗境《三国演义》(

字典词典小学六年级工作计划小学六年级工作计划【范文精选】小学六年级工作计划【专家解析】关于异国风情的作文关于异国风情的作文【范文精选】关于异国风情的作文【专家解析】小学英语实习报告小学英语实习报告【范文精选】小学英语实习报告【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