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我过也翻译_范文大全

振我过也翻译

【范文精选】振我过也翻译

【范文大全】振我过也翻译

【专家解析】振我过也翻译

【优秀范文】振我过也翻译

范文一:杨振宁、许渊冲谈翻译 投稿:万勇勈

杨振宁、许渊冲二人曾是西南联大的同窗,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浮沉,西南联大的旧址如今几乎荡然无存,当年意气风发的热血青年却已成为中国最出色的两所高校里德高望重的白发先生。时逢2006年新春佳节,物理学家杨振宁和文学翻译家许渊冲在聚会席间闲谈,他们从翻译出发,展开了一场科学与艺术的对话,同时展望了中国文化的美好未来。许渊冲夫人照君、杨振宁新夫人翁帆也在座。

许:振宁,你是中国世纪的第一人,你最大的贡献,是改变了中国人不如人的心理,而我要改变的,是中国人文化上不如人的心理。小帆(指翁帆)是接班人,是中国新世纪的曙光。我在欧洲的时候,发现英国人、法国人翻译的中国古诗都没有味儿。所以外国人就说,你们讲李白、杜甫那么好,我们怎么没觉得呢?“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外国人一点儿不觉得好。我们中国人有团圆观念,由圆月想到人团圆,但是外国人没有中国的文化背景,不能理解。所以我把“明月光”翻译成“a pool of light”,月光如水;把“思故乡”译成“in homesickness I’m drowned”,“沉浸在乡愁中”,将乡愁也比作水。“水”的意象就像“圆”一样,把月光和乡愁联系起来了。这个科学没有,这是文学艺术。

杨:文学比科学复杂得多。因为科学是单线的,要讲逻辑;但是,讲逻辑的文学不可能是好文学。中国的文化是向模糊、朦胧、总体的方向上走,而西方文化却是向准确和具体的方向走。中文的表达方式不够准确这一点,假如在写法律是一个缺点的话,写诗却是一个优点。西洋诗太明显,东西都给它讲尽了,讲尽了诗意也没有了。

许:这里还有一个弱势与强势的关系,在中文是强势的,到了西方可能就成了弱势。我们做中译外,就要把中国文字与西方文字的长处结合起来,为世界创造新的文化。文学翻译讲的是1+1>2,同时又不脱离原文。借用吴冠中的一句话:“风筝只要不断线,飞得越高越好”。翻译呢,只要不脱离原文,翻得越自由越好。西方的翻译理论还在必然(necessity)王国里挣扎,中国的译论已经进入自由王国了。贝多芬说得好:“为了更美,任何清规戒律都可以打破。” 打破了清规戒律就可以得到自由。

杨:我认为,西方对中国文化的重视越来越显著了,你在这里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许:你可以让小帆接班。

翁:许教授有个学生辜正坤,曾经出版过一本《中西诗比较鉴赏》,其中谈到你(对杨振宁)刚才说的,中诗在形式、音韵等很多方面的优势是英诗不能够相比的。不过,许教授认为,文章译得越美越好,我却看到很多文章攻击你这个说法,说你译得比原文美的话,就不忠了,就超越了翻译的标准。

杨:有人这样讲?

许:多了。

翁:您提出的“文化竞赛论”、“发挥译入语优势”,这两点都有人攻击,我的硕士论文本来打算写您的这一主张,列出反对意见,再加以分析。我想从辜正坤的那本书出发,通过对比中诗与西诗,证明要发挥译入语的优势。因为中文写诗比英文好,所以用英文译中诗,就必须要发挥英文的优势。

照:不知道小帆有没有看过许先生的《诗书人生》,书里提到翻译跟国家形势发展有关系,中国的国际地位提高了,我们的文化也要跟着上去。

杨:是的。意大利人把歌剧看作国家文化的精神,他们感到非常骄傲。我想,这当然是值得骄傲的,用意大利语演唱歌剧,其它语言是不好比的。但是,从对整个世界、对全人类的影响来说,意大利歌剧却无法跟中国诗词比。中国诗词的重要性和特点,我要去看看这位辜先生发挥得够不够,这是值得发挥的。而且,这一类的文章,以后写的人要越来越多,因为整个世界对中国的文化越来越注意。我知道,现在,领导人比较着急。刚才说到的几个运动(指席间论及的“三个代表”思想的提出等),就是要让中国的民众注意中国文化。这一点,我当然赞成,不过,我要讲的是:不必着急。只要整个中国强盛起来,这是自然的事情。当然,如果重视的话,可以快一些。我看,任何一个灿烂的文化背后,都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国家强大了,文化自然会变得重要。在这一点上,许渊冲占据了一个“优势”的位置。

许:不过,中国文化再灿烂,让全世界都来学习中文还是不大可能,而翻译的重要性也就在这里。我只是个开路先锋,革命自有后来人,未来要靠他们。刚才振宁说到,二十一世纪,中国要富强,中国要发展,翻译就要发挥作用。小帆的专业选得好,你从我这里学译诗、学艺术,从振宁那里学科学,然后还要把两者结合起来。我在西南联大念书的时候,看到报纸上登载,德国飞机轰炸英国,英国战士上前线,叫做“face the powder”:面对硝烟。前方的战士面对硝烟,女孩子们却在后方涂脂抹粉:“powder the face”,这在当时具有讽刺意味。但是我觉得有意思,就记住了。后来翻译毛泽东诗词,“不爱红妆爱武装”,我正好把这一句用上,而且比原诗来得更妙。因为原诗两个“爱”都是动词,两个“妆(装)”都是名词。我的face和powder都是一为名词、一为动词(“face”一为面孔,一为面对;“powder”一为炮火,一为涂脂抹粉)。

杨:我是念物理的,念物理跟你的职业(文学翻译)有很大分别。你现在回忆过去的工作,常常会有非常高兴的地方。“face the powder”和“powder the face”,得意得不得了;“不尽长江滚滚来”,又得意得不得了。念我们这种学问,却很少有这样得意的时候。我想十年之中,或许能有一个觉得还可以的。而你的工作呢,可能没过三天就有一个得意的东西出来,而且你还能告诉你的爱人,究竟得意在什么地方。我们跟我们的太太讲就没有用,不单是跟做文学的人讲没用处,由于物理分了很多支,这一支跟那一支讲,一时也可能不大懂。比如朱邦芬(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做的东西,妙在什么地方,我也要研究很久才能懂。这是你们“占便宜”的地方。

许:但是我们的待遇差得很远哪。振宁是“正部级”,有车坐,我却没有车,我还得坐你们的车来赴宴。

杨:像许渊冲这样的,在西方的待遇比科学家高,比如亚瑟・弥勒(Arthur Miller)。西方在文学上有成就的人,地位远比一般大学教授高。许渊冲出了六十本书,单是版权就很值钱。

照:那还是这几年。在前几年,一本《诗经》译得那么好,只卖了三千多块钱。

许:钱只要够用就行了。胡适说过:“片刻的欢乐可以胜过生命的坎坷。”巴尔扎克钱不够用,娶的夫人比他大十八岁,但是个贵族,巴尔扎克

就缺少一个贵族头衔。后来他把名字改成Honoré de Balzac,“de”表示贵族,是假的,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其实他比贵族“贵”多了。

散席后,翁帆把她的硕士论文送给许渊冲先生,她的论题是“许渊冲的‘创译论’”。文中说,一般人认为忠实只是“形似”,其实,从宏观的角度看,“神似”的创译也是忠实的。许渊冲先生表示赞许。

(本文已呈杨、许二位先生过目,征得二位同意发表)

范文二:郑振铎的翻译思想 投稿:段著葘

摘 要:文学家和翻译家郑振铎对中国近代文学翻译事业有着不可低估的贡献,其翻译成果对中国近代社会有着较为深刻的影响,他对中国近代文学翻译理论及文学翻译史的论述更具有启蒙性和开拓性的意义。

关键词:郑振铎 翻译理论 中国近代翻译史的评述 翻译成果

郑振铎,笔名西谛、郭新源等,文学研究会主要领导人之一。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他长期主编《文学研究会丛书》、《文学旬刊》、《小说月报》、《文学》月刊、《文学季刊》等,积极提倡现实主义的进步文学,在很多领域都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在文化界影响极大。从“五四”时期起从事文学翻译工作,翻译成果颇丰,译作达一百五十万字之多。在我国新文学翻译事业的初期,他翻译了大量俄国和印度文学作品,同时还译述了一些希腊罗马文学作品。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以自己主编的杂志和组织的文学社团为依托,大力提倡翻译活动,积极开展对翻译理论的探讨,在此期间他对翻译理论以及对中国近代文学翻译史的研究与探索具有开创性的意义,有些重要理论问题甚至是他第一个提出来的。

一、关于翻译理论的探索

郑振铎最早的译论,是1920年3月20日为耿济之等人翻译的《俄罗斯名家短篇小说集》写的序。在这篇序中,他分五点论述了介绍俄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对于我国创造新文学事业的巨大意义。这篇序文和瞿秋白写的另一篇序文,是我国关于俄国文学翻译的早期重要文献。

他第一篇正式的翻译专论《译文学书的三个问题》在1921年3月发表于《小说月报》。其中提到了文学书的可译性、译文学书的原则、翻译的重译问题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文学书的可译性

新文化运动时期, 有些人提出文学作品是绝对不可译的, 他们认为经过翻译后的文学作品很难保持原著的思想、艺术风格。对于这个问题, 郑振铎强调指出: 文艺是没有国界的。“文学不可译”的观点表面上是在否认翻译的可能性, 实际上否认了文学的国际交流, 否认了世界文学的意义。

“我认为,文学书是绝对的能够翻译的,不惟其所含有的思想能够完全地由原文移到译文里面,就是原文的艺术的美也可以充分地移植于译文中――固然因翻译着艺术的高下而其程度大有不同――不独理想告诉我们是如此,就是许多翻译家的经验的成绩,也足以表现出这句话是很对的。”

(二)文学翻译的原则

在文中郑振铎首次向国内翻译工作者介绍并评述了英国翻译学家泰特勒的翻译三原则:译文必须能完全传达出原作的意思、著作的风格与态度必须与原作的性质是一样的、译文必须含有原文中所有的流利。他对泰氏的三原则作了详细的评述,并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也赞同反对“死的、绝对的直译”,但却质疑翻译中的增删“自由”。他强调应把原文的风格与态度尽量重现在译文里,如有不能移植的地方,则宁可牺牲风格与态度,而保存原文的意思。他认为,对于这三条原则,必须以“忠实”为第一义,强调贵得“中道”,防止走“死译”与“放纵”两个极端。

不难看出,郑振铎对此所作的精当的论述,相当深刻地总结了五四前后的文学翻译工作的经验教训,对此后的文学翻译工作也具有指导性的意义。此外,他对外国文学的学习与研究以及相应的研究成果为同时代的人们初步地构建了某种学术范式。

(三)重译问题

他首次从实际出发,理论性地探讨了重译问题,提出在文学翻译中应持“慎重与精审”的原则:重译者最好能:一,择译本里最可信的一本来做根据,来重译;二,如一本有两本以上时,应该都把它们搜罗来,细细地对照一过;三,译完后,应该叫通原本文字的人,来把它与原本校对一下。

除以上两篇关于翻译理论的论述外,他还就其他一些翻译问题进行了阐释。

1920年7月2日,他又写了《我对于编译丛书的几个意见》,对当时的翻译现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译学理论作了认真的思索。主要有这样几点:一,他认为“其进锐者其退速”,“草率之工,必非完善”,因此他说:“自古道:‘兵在精不在多。’编译丛书一是一样。宜求其质之精深,不宜求其量之众多。”他提出翻译必须“慎重”,把好“校阅”一关。二,他认为不仅要翻译文学、哲学及社会科学,也不可忘却自然科学书籍的翻译。三,他建议音译名词最好附注原文,还建议译文应附注原本页数,则更方便研究者。四,他提出:“丛书出版的次第,应该略有系统,先出根本的书,后出名家的专著。”他在文中还就直译意译问题发表了看法:

“译书自以能存真为第一要义。然若字字比而译之,于中文为不可解,则亦不好。而过于意译,随意解释原文,则略有误会,大错随之,更为不对。最好一面极力求不失原意,一面要译文流畅。”

1921年6月10日,他在《文学旬刊》上发表了一篇“杂谭”《处女与媒婆》,对翻译的目的、功能等基本问题阐述了重要的见解,后来成为了创造社与文学研究会论争的“热点”之一。

1921年6月,郑振铎在《小说月报》上发表的《审定文学上名词的提议》一文中提出统一文学名词译名。至此,他是郑重提出统一“文学上名词”问题的第一人。并引发了后来翻译界对此进行的讨论,对于促进我国的文学翻译事业的发展,是起了较大作用的。他认为,“文学作品的题目的大部分与文学理论术语的全部,应该用意译;而人名、地名及部分书名,应该用音译”。

二、关于中国近代翻译史的论述

他是最早对我国晚清翻译史进行总结与研究的人之一。1924年11月,他在《小说月报》上发表了《林琴南先生》,这是林纾去世后人们公认的最早、最公允、最有分量的一篇论文,其中尤其对林纾的翻译活动作了精当的评价。当时许多的学者都以林琴南先生为旧的传统的一方面的代表,无论在他的道德见解方面,他的古文方面,以及他的翻译方面,都指出他的许多错误,想在根本上推倒他的守旧的道德的,及文学的见解。郑振铎公正地指出,林先生的主张是一个问题;他的在中国文坛上的地位,又另是一个问题;因他的一时的守旧的主张,便完全推倒了他的在文坛上的地位,便完全淹没了他的数十年的辛苦的工作,似乎是不很公允的。   “然而无论如何,我们统计林先生的翻译,其可以称得较完美者已有四十余种。在中国,恐怕译了四十余种的世界名著的人,除了林先生外,到现在还不曾有过一个人呀。所以我们对于林先生这种劳苦的工作是应该十二分的感谢的。”

关于整个中国近代文学翻译史的评述,他在1936年写的《清末翻译小说对新文学的影响》提到:

“中国的翻译工作是尽了他的不小的任务的,不仅是启迪和介绍,并且是改变了中国向来的写作的技巧,使中国的文学,或可以说是学术界,起了很大的变化。”

他将中国近代翻译文学史的研究分为三个时期:一是西洋文化接触的时期(1600-1894),这个时期主要吸收的是机械工程及其他应用科学,出现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口号,但中日战争时,这口号便粉碎了。二是政治教育改革时期(1894-1917),人们认识到中国的政治与教育有待提高,于是注意吸收政治、法律之类社会科学。三是伦理与文学的改革时期(1918-1930),除了提倡政治改革外,更开始了伦理与文学的改革。

三、他的翻译成果

郑振铎的翻译工作是贯串其一生的,成果斐然。由他翻译介绍过来的外国文学作品及学术著作,在现代文学史上均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他的翻译作品包括俄国的剧本和小说,英国、德国和北欧的童话,泰戈尔的诗歌,古希腊罗马神话传说故事,等等。其中成就最高的是泰戈尔的诗集《飞鸟集》和《新月集》。这两部诗集从上个世纪20年代初至今,受到几代读者和诗人们的赞赏,其影响之深远令人难以置信。此外,他译述的古希腊罗马神话传说,也是上世纪80年来青少年读者们的必备读物。冰心读了郑振铎译的《飞鸟集》后,评价道:“觉得那小诗非常自由,就学了那种自由的写法,随时把自己的感想和回忆,三言两语写下来。” 郑振铎翻译的泰戈尔的诗从某种程度上促成了20世纪20年代我国诗坛上小诗和散文诗的流行。他的译作对于我国新文学建设和中外文学交流所起到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现将其主要译作整理如下:

1920年 《国际歌》(歌词),郑振铎、耿济之合译

1921年 《海鸥》(剧本),译,(俄)柴可夫著

《六月》(剧本),译,(俄)史拉美克著

1922年 《贫非罪》(剧木),译,(俄)A・奥斯特罗夫斯基著

《飞鸟集》(诗),译,(印度)泰戈尔著

1923年 《新月集》(诗),译,(印度)泰戈尔著

《近代俄国小说集》,郑振铎等译,(苏)高尔基、梭罗古勃等著

1924年 《灰色马》(长篇小说),译,(俄)路卜询著

《树居人》,郑振铎、何其宽译述

1925年 《天鹅》(童话),郑振铎、高君哉译述

《梭罗古勃》,周建人、郑振铎合译,(英)约翰科尔诺斯等著

《印度寓言》(寓言),编译

《莱森寓言》(寓言),编译,(德)莱森著

1926年 《泰戈尔诗》(诗),选译,(印度)泰戈尔著

《列那狐的历史》(童话),译述,(德)歌德著

1927年 《血痕》(小说集),郑振铎等译,(俄)阿志巴绥夫著

1928年 《高加索民间故事》(故事),译,(德)狄尔著

1929年 《恋爱的故事》(故事),译述

1930年 《沙宁》(小说),译,(俄)阿志巴绥夫著

1932年 《英国的神话故事》(故事),译述

1934年 《民俗学浅说》,译,(英)柯克斯著

1935年 《希腊神话》(神话),译述

1936年 《俄国短篇小说译丛》,辑译,(苏)高尔基等著

郑振铎在翻译理论方面的研究与探索、对于中国近代翻译史的评述以及其具有深刻影响力的译作成果,推动了我国文学翻译事业的发展,对中国的翻译事业做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陈福康.回忆郑振铎[M].上海:学林出版社,1988.

[2] 陈福康.中国译学理论史稿[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3] 罗新璋.翻译论集[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4.

[4] 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翻译通讯》编辑部.翻译研究论文集[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4.

[5]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局.郑振铎集[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6] 郑振铎.俄国名家短篇小说集・序[M].北京:新中国杂志社,1921.

[7] 郑振铎.郑振铎文集[M].石家庄:花山文艺出版社,1998.(作者单位:重庆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

范文三:孙振-消费者报告探索翻译 投稿:方娜娝

消费者报告探索

你的健康筛查试验所花费的钱是值得的吗?

家庭用品可以用来检测胆固醇和血糖含量以及检测艾滋病呢和结肠癌甚至更多的疾病

发表于2015年8月11日上午七点

你是否曾经怀疑自己有过健康问题但是没有去看医生确认疾病?可能你更偏爱把他作为一个秘密或者你想省钱,又或者你仅仅只是没有时间去预约医生和检查。

不管是由于什么样的原因,我们中的大多数已经在自己着手健康问题,检查从高胆固醇到糖尿病的所有指标。我们争先恐后地在药店或者网上购买价格8美元到175美元不等的健康筛查试剂盒。但是试剂盒的广泛的易得性并不意味着使用它们是个明智的想法。下面是我们的一些关于在什么时候使用它们和什么时候不能使用的建议,希望大家能理解。 医学的未来亦或是一个错误的想法?

根据英国广播电视的调查,自己操作的健康筛查试剂盒将会在2012至2017这六年间增长超过百分之三十一,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销售额将会超过242亿美元。许多试剂盒需要检测者的一滴血、一拭子唾液或者小便、大便的样本。一些试剂盒会在几分钟内得到结果,有一些则需要检测者将样本寄到实验室,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将会花费几天得到结果。 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些测试是一个好的选择。“我想要跟患者建立密切的关系,而且我想要让患者对自己的病情了如指掌,”克利夫兰临床基金会心血管内科主任Steven Nissen博士这样说。“但是要知道自我诊断有很大的风险,诊断结果可能是错的。它们可能给予患者错误的安慰或者加速病情发展。”事实上Nissen说他并不理解为什么国家食品药品管理局会允许这些试剂盒进入市场。

其他人则以积极主动的态度将这种发展趋势看作是必然发生的。“这是医学的未来,”在洛杉矶的一个斯克里普斯转化科学研究所主任、心脏病专家Eric Topol博士这样说。“人们想要最大程度地掌控他们自己的健康护理。”

如果你决定去尝试这种家庭测试,你需要确保采取这几种预防措施。比如如果有必要的话你应该把结果拿给医生来证实它们和采取必要的治疗方案。同时你应该认真选择这些检查。 化学和毒理学装置的科主任Courtney Lias博士表示大多数在商店货架上的自检试剂盒都是经过食品药品管理局认证的。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机构已经检测了这些试剂盒制造厂商的检验数据来确保了这些试剂盒的易用性,人们根据说明书操作就可以得到结果。

但是食品药品管理局并不能保证这些结果总是正确的,更严重的是阴性的检测结果可能会带来错误的安慰。所以Lias表示这些测试不应该取代专业的治疗。她还补充道那些只有在网上才有的的试剂盒可能是不太合法的。

测试中要考虑的

如果自己操作的健康筛查会减缓你的些许担忧或者你急需要得到结果,这里有一些被FDA检验过的测试可以使用,我们的健康顾问表示这些测试得到的结果是可能是有价值的。(除了血糖监测设备,消费者报告在报告中指出并没有测试这种产品。) 血糖:

如果你是一个1型糖尿病病人,那么有规律地监测你的血糖水平是很重要的。因为你需要根据血糖水平调整你的饮食和药物。

当然,如果你想要证实是否患有2型糖尿病,自我监测同样有意义。大约有40%的成年患者没有意识到他们患有这种疾病。(如果你有糖尿病的征兆比如尿频或者你经常感觉很渴或者很饿,那么你最好去看医生)

“通过变的积极主动,你将会使自己将来免受许多痛苦,”消费者报告首席医疗顾问

Marvin M. Lipman博士这样说。“如果你家族有糖尿病病史或者你极度肥胖又或者你有高血压,而且你的医生没有给你做糖尿病方面的检查,那么你就需要自己做糖尿病的检查。”如果你在早餐前的检测结果高的超过了125毫克每分升或者检测任一时候的结果超过了200毫克每分升,赶快去找医生来确诊并讨论治疗方案。

用什么去实验?The Up & Up Blood Glucose meter (Target) and the ReliOn Micro (Walmart)的价格都为15美元,它们都是最新的消费者报告证实的最好产品。一袋20支的试纸价格9美元,25支的价格为11美元,测试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胆固醇:

如果你正在服用降胆固醇的药物,相关的试剂盒可以在家里每六到十二个月检测你的胆固醇水平来看这种药物是否有作用。但如果胆固醇水平还是很高,让你的医生知道,千万不要自己调整药物。当然如果你想要知道你是否需要改变生活方式来提高自身的胆固醇水平时你也可以考虑在家使用这个试剂盒,比如削减更多的饱和脂肪酸或者增加锻炼的频率。

用什么去实验?考虑来测量有坏处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有好处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方法,并不只是测总的胆固醇含量。由美国糖尿病联盟研制的The CheckUp America Cholesterol Panel test kit(在沃尔格林售价为40美金)可以进行这种检测。一个预付的邮寄者需要从你的手指末端采集血样寄回实验室。一旦实验室得到血样,他们将会在3个工作日内将结果通过电话或者安全网站告诉你。

结肠癌:

一个结肠镜检查可以阻止结肠直肠癌的发生,因为它让医生可以查明癌症前期的发展情况并且可以在第一时间摘除它。但是有大约一半的美国人极力避免结肠癌筛查。每年的大便中血细胞检查(比如著名的粪便隐性试验)可能是一个合情合理的替代选择。医学专家建议把连续三次排便的粪便作为样本进行检查来增加你找到息肉中的出血点的机会。如果三个试验中有一个带来的结果是令人不安的,那么你需要去和你的医生进行交流。

用什么去实验?在亚马逊上售价30美元的第二代FIT需要你收集一个粪便样本,这个试剂盒包含两个试验而且据说可以在五分钟内得到结果(而你则需要购买两个试剂盒来做三个试验)。在沃尔格林上售价13美元的The EZ Detect Colon Disease Test使用一种可以在排便后放置在厕所里面的特殊纸片,如果粪便中含有血细胞,那么纸片的颜色就会发生变化。这个测试还含有五个比色卡,这家公司称结果将会在两分钟内得出。

丙型肝炎:

这种侵犯机体肝脏的病毒导致了美国最主要的慢性血源性感染,影响了大约270万人民。许多患者在早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感染了,因为他们在表面上看不出来患病。但是症状出现时肝脏的损害已经随着时间进一步发展。家庭健康筛查试验对那些包括被注射非法药物的人,正在进行长期透析的患者,或者在1992年7月之前进行过输血或者器官移植的患者在内等有患病高风险的人有很重要的意义。如果你的试验结果是阳性,迅速前去就医。

用什么去实验?在亚马逊上售价61美元的The Home Access Hepatitis C Check是目前唯一的检测试剂盒。你收集血样本并将它送到实验室,那里的工作人员将会在十个工作日内将结果告诉你。

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

家庭健康筛查试验对那些与短期非单一性伴侣有频繁性关系但同时他们不想在医生办公室被检查人来说有很大的作用,大约25%的HIV携带者的年龄在55岁以上,而且越老的人在病情发展时越容易被忽视。

用什么去实验?在便利店以60美元出售的The Home Access Express HIV-1 Test System需要将你的血样标本寄到实验室分析,FDA称这种检查得到的结果和在医院得到的一样准确。你将会得到一个密码来使你可以在样本寄到的当天拨打匿名电话来得到结果。在来爱德售价

40美元的The OraQuick in-home HIV test需要一个唾液样本。同时该公司还保证可以在20分钟内得到结果。如果两个中其中一个的检查结果是令人担忧的,那么你需要与医生交流来确认结果同时考虑尽可能多的治疗方案。

尿路感染:

每年尿路疼痛的状况导致大约400人去看医生。家庭健康筛查试验的结果可能是正确的,但是这个结果只在你的医生愿意在没有为你诊断就给你开具抗生素的药方时对你有帮助。(她也可能可能这样做如果你有尿路感染病史。)否则,你只能去看医生或者去急诊部来得到诊断和药方。如果你有反复发作的尿路感染,你最好建议你的医生采集一个尿液样本来查明哪种抗生素对你的病情是最有效的。

用什么去实验?在来爱德售价为14美元的The AZO Urinary Tract Infection Test Strips在两分钟内可以得出尿检的结果。但是因为尿路感染测试测试有10的误差,所以如果你有持续的征兆却得到了阴性结果时你需要去看医生。

酵母菌感染:

用健康筛查测试测量阴道PH值来自己诊断酵母菌感染很有作用,因为你可以通过购买非处方抗真菌药物来治疗感染。但是如果症状没有改善或者又复发就暗示是需要近一步检验或者其他实验室测试的其他感染,那么你就需要去看医生。

用什么去实验?在来爱德售价为19美元的Monistat Complete Care Vaginal Health Test,结果将会在10秒钟之内得出。

你是否曾经尝试过医学检验试剂盒?

它的效果怎么样?在下面的讨论里讲一下。

测试中要避免的

许多自己动手的简便易得的健康筛查测试,特别是在网上可以买到的健康筛查试剂盒,我们的医学顾问并不推荐它们,因为这些试剂盒得到的结果经常是不正确的或者是会起误导作用的,或者有些测试本就是不必要的。它们都是没有经过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的。如果是下面这些必要的检查,最好是去找医生。

过敏、C反应蛋白、更年期(免受FDA认证)、前列腺癌、睾酮激素水平、甲状腺疾病、维生素D缺乏症

在购买试剂盒之前你需要的询问的问题

1.这个健康筛查试剂盒可以使我不用去看医生吗?如果不能,自检将不会节省你的时间和金钱。

2.我将会怎样处理这个结果?不要去做检查如果你没有能力去理解这些结果或者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3.我的医生会认同他这个吗?医生可能会有很好的理由劝阻你不要做家庭检查。而且你做自检是因为你很不愿意向你的医生提出你的困扰,那么你需要去找一个新的医生。

4.这个是不是包含在健康保险里?健康保险是否包含健康筛查试剂盒的费用取决于你住在哪个州,但是那些被医生安排的检查都是在保的,至少也是共同支付费用的。绝大多数家庭试剂盒的品种是可以作为你的雇主赞助的灵活支出账户中的报销费用的,这一点你可以跟你的老板或者健康保险公司确认。

范文四:论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_谢天振 投稿:邓瓦瓧

第45卷第3期2008年5月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ofPekingUniversity(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s)Vol.45,No.3

May2008

论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

谢天振

(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上海 200083)

摘 要:比较文学向翻译研究转向是当前国际比较文学发展的一个最新趋势,同时也将是未来中国比较文学的主要发展方向之一。本文指出,当代比较文学发生的文化转向呈现出三个新的发展趋势,即对各种文学和文化理论的运用,对影视、动漫作品的研究,以及对翻译进行的研究。而其中翻译研究与比较文学的关系最为密切。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为当前国际比较文学、同时也将为未来中国比较文学研究的深入发展展示广阔的发展前景。

关键词:比较文学;翻译研究;文化转向;翻译转向

中图分类号:I0-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5919(2008)03-0043-08

当1993年英国著名比较文学家兼翻译理论家苏珊#巴斯奈特(SusanBassnett)在其于当年出

¹

版的专著5比较文学批判导论6一书的最后一章打出/从比较文学到翻译研究0这一标题时,她实际上已经提出了/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0这一命题。巴斯奈特这一标题的英文原文是/fromcomparativeliteraturetotranslationstudies0,这里的/translationstudies0一词有两层含义,一是指通常所说的/翻译研究0,而另一是指/翻译学0,一门新兴的独立学科的指称。有人曾把该标题翻译成

º

/从比较文学到翻译学0,以突出/translationstudies0一词的学科意义。但我觉得译成/翻译研究0也未尝不可,这样可以突显比较文学向翻译研究的转向。

在我看来,/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0一语倒是更为直接、也更加确切地揭示了当前国际比较文学发展的一个最新趋势。对中国比较文学界而言,它也在某种程度上预示了未来我们中国比较文学研究的一个主要发展方向。巴斯奈特不提/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0,她提/文化研究的翻译转向0(见下文),这与她对比较文学这门学科的看法

收稿日期:2008-03-30

有关。在她看来:/比较文学作为一门学科已经过时了。女性研究、后殖民理论和文化研究领域的

跨文化研究,已经从整体上改变了文学研究的面貌。从现在起,我们应当把翻译研究(翻译学)视作一门主导学科,而比较文学只不过是它下面的

»

一个有价值的研究领域而已。0十几年前,当我首次在巴斯奈特的5比较文学批判导论6一书中读到以上这段话时,我对这段话并不十分理解,甚至还感到困惑,曾写过一篇文章5翻译研究的最新进展和比较文学的学科困惑6,发表在1997年第一期5中国比较文学6上。但是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当我对当代西方的翻译研究历史与现状作了比较全面的考察与审视,尤其是结合当前国际比较文学的现状对最近十几年来西方翻译研究的最新进展进行了较为深入的研究和分析之后,这时我再次启读巴斯奈特的上述专著及其相关论断,我的感受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许我们现在仍然可以说巴斯奈特的断言/不无偏激0,/有失偏颇0,因为这一断言用翻译研究代替了比较文学在向文化研究演进后的全部内容,确实有失偏颇,但是我们却不能不承认,这一断言道

作者简介:谢天振,男,浙江萧山人,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教授。

¹ SusanBassnett,ComparativeLiterature-ACriticalIntroduction,BlackwellOxfordUK&CambridgeUSA,1993.º 参见陈德鸿、张南峰:5西方翻译理论精选6,香港: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85页。

» SusanBassnett,ComparativeLiterature-ACriticalIntroduction,BlackwellOxfordUK&CambridgeUSA,1993,p.161.

44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

出了当前国际比较文学现状的主流与实质。而我们中国比较文学研究者(包括笔者在内)之所以觉得巴氏的断言/不无偏激0、/有失偏颇0,那是因为我们囿于中国比较文学研究所处的文化语境,而其中一个更为根本的原因,则是因为目前我们中国的翻译研究与西方相比,还有相当程度的滞后。而一旦中国的翻译研究实现并完成了它的/文化转向0,那么我们完全可以预言,届时翻译研究也必将成为中国比较文学的一个极其主要并占有相当大比重的研究领域。

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这一方面固然是比较文学学科自身的跨语言、跨民族、跨文化的学科性质所决定的,但另一方面,它跟当前西方翻译研究的最新进展、尤其是跟当前西方翻译研究所进行和完成的文化转向,更有直接的关系。这只要对当代西方翻译研究的最新进展进行一下梳理和考察,就不难得到印证。

¹意思是说,这批学者的研究已经的语言学转向。

跳出了传统翻译研究的经验层面,他们从语言学

立场出发,运用语言学的相关理论视角切入翻译研究,从而揭开了翻译研究的一个新的层面。但是,语言学派的翻译研究虽然表现出强烈的理论意识以及不同于以往的方法论,但其对翻译的定位以及它所追求的目标却与几千年来传统翻译研究者对翻译的要求并无二致,也即寻求译文最大限度地忠实于原文,与原文保持/对等0、/等值0。这样,其研究者的目光也就基本局限在文本和语言文字的转换以内。

西方翻译研究中另一个更富实质性的转折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这就是当代西方翻译研究的文化转向。上世纪70年代,一批目前我们国内翻译界还不很熟悉的学者登上了西方译学界,我把他们统称为西方翻译研究中的文化学派。这批学者接二连三地举行翻译研讨会,并推出多本会议论文集,以对翻译研究独特的视角和阐释揭开了当代西方翻译研究的另一个层面,即从文化层面切入进行翻译研究,其关注的重点也从此前的/怎么译0的问题转移到了/为什么这么译0、/为什么译这些国家、作家的作品而不译那些国家、作家的作品0等问题上,也就是说,这批学者的研究重点已经从翻译的两种语言文字转换的技术层面转移到了翻译行为所处的译入语语境以及相关的诸多制约翻译的文化因素上去了。这批学者的研究标志着当代西方翻译研究文化转向的开始,其中被公认为西方翻译研究文化学派的奠基之作的是美籍荷兰学者霍尔姆斯(JamesS.Holmes)的5翻译学的名与实6(TheNameandNatureofTranslation

ºStudies)一文。

一、翻译研究:从语言学转向

到文化转向

翻译研究,无论中外,都有极其漫长的超过两千年的历史。然而在这漫长的两千余年的时间里,直至20世纪50年代以前,除个别几个学者外,翻译研究者的关注焦点始终没有跳出/怎么译0这三个字。也即是说,在这两千余年的时间里,中西方的翻译研究者关注的一直就是/直译0还是/意译0、/可译0还是/不可译0、/以散文译诗0还是/以诗译诗0等这样一些与翻译行为直接有关的具体问题,而他们的立论则多建立在论者自身翻译实践的经验体会之上。

西方翻译研究的第一个实质性的转折出现在20世纪50年代。当时西方出现了一批从语言学立场出发研究翻译的学者,这就是目前国内译界都已经比较熟悉的尤金#奈达、纽马克、卡特福德等人,他们被学界称作西方翻译研究中的语言学派,我把他们的研究取向称为当代西方翻译研究

¹

霍氏的这篇论文于1972年作为主题发言在哥本哈根第三届国际应用语言学会议上首次发

表,这篇论文有两点特别值得注意:首先是它的清晰的翻译学的学科意识,该文明确提出用translationstudies一词、而不是translatology这样的陈词作为翻译学这门学科的正式名称。这个提议

参见拙文/当代西方翻译研究的三大突破0(载5四川外语学院学报6,2003年第5期),以及拙著5翻译研究新视野6(青岛:青岛出版社2003年版)和5译介学导论6(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

该文译文已收入谢天振主编:5当代国外翻译理论导读6一书(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可参阅。

º

第3期谢天振:论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 45

已经被西方学界所普遍接受,并广泛沿用。国内曾有个别学者望文生义,以为霍氏不用translatology一词就说明国外学者并不赞成/翻译

¹其实在文中霍氏已经详细学0,真是大谬不然。

Toury),他把霍氏勾画的翻译学学科范畴图作了

一番调整并重新进行划分,使得翻译学的学科范畴、研究分支更加清晰。图里还提出,任何翻译研究应该从翻译文本本身这一可观测到的事实出发,而翻译文本仅仅是译入语系统中的事实,与源语系统基本无涉。这里图里与佐哈一样,实际上是进一步强调了DTS的基本立场,从而与此前以过程为基础、以应用为导向的翻译研究形成了本质的区别,同时也彰显了当代翻译研究的比较文

»学特征。

地说明了他为何不选用translatology以及其他如

thetranslationtheory或thescienceoftranslation等术语的原因了)))为了更好地揭示和涵盖学科的内容。当然,对中国读者来说,有必要提醒的是,当我们看到translationstudies一词时,应根据具体上下文确定其是指某一个研究领域呢还是某一个学科。其次是它对未来翻译学学科内容以图示的形式所作的详细的描述与展望。在文中霍氏首次把翻译学分为纯翻译研究(PureTranslationStudies)和应用翻译研究(AppliedTranslationStudies),在纯翻译研究下面他又进一步细分为描述翻译研究(DescriptiveTranslationStudies,DTS)和翻译理论研究(TheoreticalTranslationStudies,ThTS);在应用翻译研究下面则细分出译者培训(TranslatorTraining)、翻译辅助手段(TranslationAids)和翻译批评(TranslationCriticism)三大块研究领域。

继霍氏之后,以色列当代著名文学及翻译理论家埃文-佐哈(ItamarEven-Zohar)以他的多元系统论(ThePolysystemTheory)对翻译研究文化学派起到了理论奠基的作用。他接过霍氏有关描述研究的话语,指出存在两种不同性质的研究,一种是描述性研究(descriptiveresearch),另一种是规范性研究(prescriptiveresearch),而文化学派的翻译研究就属于前者。这样,他就把文化学派的翻译研究与传统意义上的翻译研究明确区分了开来。1976年,他在5翻译文学在文学多元系统中的地位6(ThePositionofTranslatedLiteratureWithintheLiteraryPolysystem)一文中更是具体分析了翻译文学与本土创作文学的关系,并提出翻译文学在国别文学体系中处于中心或边缘地位的三种条件,

º在学界影响深远。

进入80年代以后,美籍比利时学者勒菲弗尔(AndreLefevere)与苏珊#巴斯奈特或各自著书撰

文,或携手合作,为翻译研究向文化转向作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勒菲弗尔同样以多元系统理论为基础,但他对以色列学者未曾充分阐释的意识形态因素进行了更为透彻的分析。他提出了/折射0与/改写0理论,认为文学翻译与文学批评一样,都是对原作的一种/折射0(reflection),翻译总是对原作的一种/改写0或/重写0(rewriting)。在5翻译,改写以及对文学名声的操纵6¼一书中,他更是强调了/意识形态0(ideology)、/赞助人0(patronage)、/诗学0(或译作/文学观念0,poetics)三因素对翻译行为的操纵(manipulation),认为译者的翻译行为或隐或显无不受到这三个因素的制约。勒菲弗尔的改写理论以及他的/三因素论0成为文化转向后的西方翻译研究的主要理论支柱,以他为代表的文化学派也因此还被称为/操纵学派0或/操控学派0。

巴斯奈特是西方翻译研究文化转向的坚定倡导者,她的专著5翻译研究6于1980年推出第一版后,又于1991年和2002年先后推出第二版和第三版,对西方翻译研究向文化转向起到了及时总结、积极引导的作用。她从宏观的角度,勾勒出了翻译学的四大研究领域:译学史、译语文化中的翻译研究、翻译与语言学研究以及翻译与诗学研究。她在于90年代写的一篇论文5文化研究的翻译转

另一位学者、佐哈的同事图里(Gideon

¹

º»

参见张经浩:5主次颠倒的翻译研究和翻译理论6,载5中国翻译6,2006年第5期。该文译文已收入谢天振主编:5当代国外翻译理论导读6一书,可参阅。

详见GideonToury,/ARationaleforDescriptiveTranslation0,该文译文同样收入谢天振主编:5当代国外翻译理论导读6,可参阅。

puof

46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

向6(TheTranslationTurninCulturalStudies)中更是明确阐述了翻译研究与文化研究相遇的必然性,指出这两个领域的研究都质疑学科的边界,都开创了自己新的空间,关注的主要问题都是权力关系和文本生产,而且都认识到理解文本生产过程中的操纵因素的重要性,因此这两个学科的学者

¹可以在很多领域进行更富有成果的合作。

作者和作品的一致性否定,对50年代和60年代占统治地位的-新批评.的反叛0。他更没估计到各种理论的猛烈的冲击,这些理论包括符号学、解

构主义、新弗洛伊德理论、性别研究、时间编码论、巴赫金的复调理论、原型批评、女权主义、新阐释学、互文性理论、新马克思主义,套上法国外衣的德国现象学、人类学、接受理论及接受史研究、交际理论,以及后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后现代主

º在二战以后的北美学术义,新历史主义,等等。

巴斯奈特的话点明了当代西方翻译研究的一

个重要特征。事实上,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起,西方翻译研究开始全面转向文化,并于90年代末终于完成了当代翻译研究的文化转向。自此,广泛借用当代各种文化理论对翻译进行新的阐释,探讨译入语文化语境中制约翻译和翻译结果的各种文化因素,关注翻译对译入语文学和文化的影响和作用,等等,成为当代西方翻译研究的一个主要趋势。

巴氏的以上论述,虽然谈的是关于文化研究与翻译研究之间的关系,但我们若是把它们用诸比较文学与翻译研究之间的关系也并无多大不妥。因为与此同时,国际比较文学研究同样发生了一个重大的转折,那就是从比较文学向文化研究、尤其是向跨文化研究演进。我把这种演进称作比较文学的文化转向。

界,确实出现越来越多的人拒绝承认对文学从美学角度的研究具有真正意义(除非把它看作文学社会学的因素),而对文学研究与其他人文科学之间的相互作用发生浓厚的兴趣。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于上世纪70年代步入比较文学研究领域的西方大学里的比较文学专业研究生们都会纷纷热衷于形形色色的理论,从结构主义到后结构主义,从女性主义到解构主义,从符号学到心理分析理论,不一而足。尽管对这种情况美国比较文学的元老之一哈瑞#列文(HarryLevin)早在1969年就颇有微词,认为/我们花了太多精力谈论比较文学,,但对究竟如何比较文学却谈得很不够0»,然而面对汹涌而来的理论热潮,女性研究的高涨,电影传媒研究的时尚,列文的抱怨不啻杯水车薪,以其区区之力,根本无法阻挡比较文学向文化研究转向的大势所趋。年轻一代的比较文学研究者已经无意求索作家与作家之间的影响与被影响的模式与途径,也无心讨论文本与文本之间的差异与相同。前辈学者的比较文学研究在他们看来,已经成了一具/史前的恐龙0,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

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比较文学教授罗蒂(RichardRorty)在/回顾-文学理论.热0(Lookingbackat/LiteraryTheory0)一文中指出:/在1970年代,美国文学系的教师们都开始大读德里达、福柯,还形成了一个名为-文学理论.的新的二级学

二、比较文学:从文学研究向

文化研究演进

比较文学的文化转向从深层次看,与二战以来西方学术界的发展趋势有密切的关系,特别是其中的理论热以及对文学文本和文学史的冷落。著名美国比较文学家亨利#雷马克于1999年8月在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第六届年会暨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大会主题发言中就谈到过这一研究趋势,说他没有想到,/北美学术界所从事的过去被公认的文学研究会变为一种扩散的、名为-文化.的大熔炉的一部分0。他也没有料到,/特别是在结构主义消退之后,蜂拥而至的不是文本主义,而是各种语境理论、超文本理论和前文本理论。还有对

¹º»

SusanBassnett,/TheTranslationTurninCulturalStudies0,inConstructingCultures:EssaysonLiteraryTranslation,ed.S.Bassnett.&A.Lefevere,ShanghaiForeignLanguageEducationPress,2001,pp.123-140.

HenryH.H.Remak,OnceAgain:ComparativeLiteratureattheCrossroad.r,5.

第3期谢天振:论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 47

科。,,反倒为接受过哲学、而不是文学训练的人在文学系创造了谋职的机会。0¹在文中罗蒂还以他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明:他先是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哲学教授,接着去了弗吉尼亚大学任古典文学教授,后来又到斯坦福大学做比较文学教授。专业头衔和同事变了,但他开课的内容却没有变,/有时候开分析哲学课,讲维特根斯坦、戴维森,有时候开非分析哲学课,讲海德格尔和德里达0。更有甚者,教职的变化对他的科研成果也毫无影响,他仍然像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哲学教授时一样,写他的哲学论著。罗蒂的这篇文章发表在2006年每十年出版一次的美国比较文学学会的报告论文集里,从中我们不难窥见当前美国比较文学的一个现状。

收在这本论文集里的另一篇文章说明的也是同样的情况。印第安那大学人文学科兼法律教授玛尔蒂-道格拉斯一直致力于学术研究的大的突破,无论是理论方法(诸如符号学、女性主义、性别研究等)还是学科界限,她一直在寻求有所突破。她指出,在新世纪之初的比较文学界有两个重要的突破最引人注目:其一是研究对象从文字扩大到了图像影视,其二是在批评理论的应用上,不再局限于传统的/文学的0理论,研究的文本也更为丰富多彩,把法律、医学和科学的文本也包括进来

º这篇题为/超越比较本体0(Beyond了。

代比较文学研究者所受到的第一个/诱惑0。不过

在文中她还提到另一些对她而言更大、更有趣的/诱惑0,那就是电影世界,政治卡通片,动漫片,等等。在文中作者对欧洲比较文学界在这方面的研究相当推崇,同时也以较多的篇幅详细介绍了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直到新世纪初美国比较文学界在动漫研究、文学与法律、文学与医学、文学与科学之间关系的研究成果,然后提出她的一个观点:/比较文学应该是一个没有界限的世界,是一个充满想象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高雅艺术完全可以和电影并排放在一起进行研究,电影也完全可以和动漫并排放在一起进行研究,而动漫也完全可以和语言文字作品并排放在一起进行研究。0对于自己不无偏激的观点,作者显然也预见到会有摇头反对者,但她觉得这些人/身上还背着老迈陈旧的比较文学的躯体,还没有作好准备投身当前比较文学迅速发展的激流。0/不过没有关系。因为确切地说,这已经不是我们父辈的比较文学了,我们可以为这个领域注入新鲜的生命。0»如果说,前面罗蒂所言还比较多地局限在他个人接触到的当前比较文学的一些变化的话,那么玛尔蒂-道格拉斯的文章就已经/超越0了她个人的范围,其目光所及,不仅包括当前美国的比较文学研究,同时也包括了当前欧洲的比较文学研究,其意义也就更发人深省。

概而言之,由于当前整个学术研究所处的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国际比较文学研究经历了70年代的理论热,80年代后现代主义思潮盛行并对传统文学经典进行反思和重建,到90年代把它的研究对象越来越多地扩展到了语言文字作品之外,如影视、动漫等,其关注重点也越来越多地跳出/寻求事实联系0的文学关系研究,从而呈现出不同于传统(所谓/父辈0)比较文学研究的态势,进入到了斯皮瓦克所说的/文化多元主义和文化研究0阶段。

ComparisonShopping)的论文还有一个饶有趣味的副标题:/这不是你们父辈的比较文学0(ThisIsNotYourFather.sComp.Lit.)。鉴于作者在其文章的一开头就细说她在大学本科以及在硕、博士生学习阶段先后接触到的比较文学教授均是清一色的男性,而作者本人又是一位从事女性主义和性别研究(GenderStudy)的专家,因此不难想象,作者此处的/Father.sComp.Lit.0显然在时代辈份之外还另有深意。事实也确是如此。作者在文章中坦然承认,女性主义、性别研究正是她作为新一

¹º»

RichardRorty,LookingBackat/LiteraryTheory0,inComparativeLiteratureinanAgeofGlobalization,ed.ByHaun

Saussy,TheJohnsHopkinsPress,Baltimore,2006,p.63.

FedwaMalt-iDouglas,/BeyondComparisonShopping-ThisIsNotYourFather.sComp.Lit.0,inComparativeLiteraturein

anAgeofGlobalization,p1175.

48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

三、翻译转向:展示比较文学

研究新空间

从以上对比较文学向文化研究演进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发现,当代比较文学的发展确实并不如巴斯奈特所说的仅仅是转向翻译研究。我认为当代比较文学在实现了文化转向以后有三个新的发展趋势值得注意。在某种意义上,这三个发展趋势也可以说是与传统比较文学研究相比出现的三个新的研究领域:第一个领域是运用形形色色的当代文化理论对文学、文化现象进行研究,第二个领域是把研究对象从纸质的、文字的材料扩大到非纸质的、非文字的材料,譬如对影视、卡通、动漫等作品展开的研究,最后一个领域即是对翻译进行研究。

第一个研究领域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理论热有比较直接的关系,因此这一领域的研究在初期与文学文本的关系还比较密切,譬如运用心理分析批评理论中的/恋母情结0去解释莎剧5哈姆雷特6的主人公为何迟迟未能把剑刺向他叔父为父亲报仇的原因,运用女性主义的理论去重新解读英国长篇小说5简爱6、并彻底颠覆外国文学研究界长期以来对该作品男主人公罗切斯特作为正面人物的评价,运用文学人类学的理论把我国古典名著5西游记6解读为一场类似人类初民的成年礼游戏,等等,甚富新意,亦能自圆其说。但是随着这一领域研究者视野的不断拓展,尤其是随着对一些新的文化理论的运用,地缘政治、文明冲突、自然生态、民族图腾等问题也纷纷纳入了研究者的视野,该领域的研究对象及其讨论的问题似乎与文学本身正在渐行渐远。

第二个研究领域国内比较文学界目前开展得还不是很多,迄今为止比较多的还是集中在影视作品的研究上,对政治卡通片、动漫片的研究似未见到。而在影视作品的研究方面,如何区别于影视批评而显现比较文学研究的学科特征,这恐怕是一个有待专家们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第三个研究领域就是翻译研究。当然,不无必要强调一下的是,此处的翻译研究并不是国内翻译界传统意义上对两种语言文字如何转换、也,化层面上展开的对翻译动因、翻译行为、翻译结果、翻译传播、翻译接受、翻译影响以及其他一系列与翻译有关的问题的研究。我以为,翻译研究,特别是实现了文化转向以后的翻译研究,与当代比较文学研究的关系最为密切。不过我并不完全赞同巴斯奈特把当前比较文学的发展趋势仅仅描绘成只是向翻译研究转向,甚至认为翻译研究已经可以取代比较文学研究,我认为两者更多的是一种互为补充、互为促进、互为丰富的关系。

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并不意味着比较文学从此只研究翻译,而放弃传统比较文学的研究课题。恰恰相反,通过研究翻译,学者们为比较文学打开了一个新的研究层面,传统比较文学的研究课题得到了比以前更为深刻、更为具体、更加显现的阐释。譬如,文学关系历来是传统比较文学研究的最主要的一个课题。但是以前的文学关系研究要么是致力于寻求两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学影响与被影响的/事实联系0,要么是比较两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学的异同,然后从中推测它们相互间的关系。翻译研究则不然,以多元系统论为例,它提出了一系列原先一直被学术界忽视的问题,诸如:为什么有些国家的文化更重视翻译,翻译进来的东西多,而有些国家的文化则相反?哪些类型的作品会被翻译?这些作品在译语系统中居何地位?与其在源语系统中相比又有何差异?我们对每个时期的翻译传统和翻译规范有何认识?我们又是如何评估翻译作为革新力量的作用的?蓬勃开展的翻译活动与被奉作经典的作品,两者在文学史上是何关系?译者对他们自己的翻译工作作何感想,他们的感想又是如何通过比喻的方式传达出来的?等等。毫无疑问,这些问题对于我们深入思考文学关系问题是大有裨益的。

多元系统论还对翻译文学在译语文学中的地位进行了分析,认为翻译文学在译语文学中处于中心还是边缘位置,取决于三种情形:一是当译语文学系统自己还没有明确成型、还处于/幼嫩0的、形成阶段时;二是当译语文学自身尚处于/弱势0地位时;三是当译语文学中出现了转折点、危机、或文学真空的情况时。在以上三种情况下,翻译,

第3期谢天振:论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

作家作品的接受过程。

49

¹把这三种情况证之我国清末民初则退居边缘。

时翻译文学在我国文学中的地位、上世纪30、40

再譬如当代翻译研究对解构主义理论的运用。借用解构主义理论,研究者认识到,翻译不可能复制原文的意义,对原文的每一次阅读和翻译都意味着对原文的重构,译作和原作是延续和创生的关系,通过撒播、印迹、错位、偏离,原作语言借助译文不断得到生机,原作的生命才得以不断再生,不仅对原文与译文的关系作出了崭新的解释,同时也对译文的意义、价值及其在译语文化语境中的作用有了全新的认识。这同样是对比较文学研究的深化。

至于其他一些文化理论,诸如当代阐释学理论、后殖民理论、目的论,等等,既为当代翻译研究提供了新的理论视角,同时也促进了比较文学研究的深入开展。

除了翻译史和对当代文化理论的借用这两块研究领域以外,当代翻译研究还为比较文学提供了其他许多新的研究课题。譬如勒菲弗尔提出的翻译与文学批评、文学史的编撰和文选的编选等一样,都是对原作的一种/改写0或/重写0(rewriting),并指出这种/改写0或/重写0/已被证明是一个文学捍卫者用以改编(因时代或地理隔阂而)异于当时当地的文化规范的作品的重要手段,对推动文学系统的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另一层面上,我们又可把这种-改写.或-重写.视作一个文化接受外来作品的证据,并从这个方面对其进行分析。勒菲弗尔指出:/这两点充分证明,文学理论和比较文学应该把对-改写.或-重写.的研究放在更中心的位置上进行研究。0巴斯奈特接过勒菲弗尔的话,进一步强调说:/我们必须把翻译视作一个重要的文学手段,把它作为-改写.或-重写.的一种形式予以研究,这样可以揭示一个文学系统在接受外来作品时的转变模式。0»

再如,当代翻译研究中的/意识形态、赞助人、诗学0三因素理论,同样揭开了中外文学关系研究的新层面。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外国文学界曾

年代我国新文学已基本成型时的翻译文学在我国文学中的地位,以及70年代末、80年代初文革刚刚结束时我国自身文学正处于一片荒芜时翻译文学在我国文学中的地位,我们不难发现,这样的分析显然使得我们对于中外文学关系的阐述变得更加清晰透彻,也更具说服力了。事实上,中外文学关系研究中有关文学的传播、接受、影响等很大一块研究领域,都只有通过对翻译(包括对译者)的研究才有可能得到令人信服的阐释。近年来,国内比较文学界一些学者正是在这样的思想的指导下,通过对翻译文学史和文学翻译史(包括具体某一国别文学在中国的译介史)的梳理和编撰,通过对林纾、苏曼殊、胡适、周氏兄弟、林语堂等一批翻译家或作家兼翻译家的翻译活动的深入的个案研究,展示了中外文学关系研究的新局面。正如巴斯奈特指出的:/通过译本的历史以及译本在译语系统中的接受过程来研究文化史,不但可以挑战历来对-主要.作家和-次要.作家、文学活动的高峰期和低谷期等的传统划分,还可以加深对各个文学之间的相互关系的了解。0º

实现了文化转向之后的翻译研究对当代各种前沿文化理论同样也有大量的借用。但与上述比较文学文化转向后出现的第一个趋势有所不同的是,翻译研究对文化理论的运用大多用在对翻译现象和翻译文本的阐释上,体现出较强的文学性。譬如当代翻译研究者借用女性主义理论对某一女性主义作家作品的分析,不仅让读者看到了女性译者的主体意识以及她们使用的策略,诸如补充(supplementing)、加注与前言(prefacingandfootnoting)、劫持(highjacking)等,同时通过对同一女性主义作家原作的不同译者(包括不同性别的译者)在不同时期的译本的比较研究,如译文中对原作与性有关的段落的删改处理,对一些性行为或性意识词语的不同方式的翻译和替换,等等,非常具体、形象地展示了我们国家对西方女性主义

¹º»

详见埃文#佐哈:5翻译文学在文学多元系统中的地位6,该文译文同样收入谢天振主编:5当代国外翻译理论导读6一书。

SussanBassnett,ComparativeLiterature-ACriticalIntroduction,p.158.)

50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

经围绕英国通俗长篇小说5尼罗河上的惨案6的译介掀起一场轩然大波,从而对我国新时期对国外通俗文学的译介产生很大的影响。而这场风波的背后,就是我国特有的赞助人机制在起作用。而/诗学0(或译/文学观念0)因素的引入,对于解释为什么我们国家在上世纪50年代大量译介的都是现实主义文学作品,而进入80年代后又开始大量译介西方现代派文学作品,显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富于说服力的理论视角,同时也是一个饶有趣味的研究课题。

当前,国际比较文学研究和和翻译研究都各自实现了它们的文化转向,国外的文化研究则实

现了翻译转向。实践证明,这两大转向给国际比较文学研究、翻译研究以及文化研究都带来了勃勃生机。在这样的形势下,本文尝试提出中国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希望通过辨清比较文学与翻译研究的关系,促进中国比较文学的深入发展。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已经为当代国际比较文学研究的丰富和深化作出了贡献,我相信,随着国内比较文学界翻译转向意识的提升,随着国内译学界翻译研究文化转向的推进和完成,中国比较文学的翻译转向也一定会给目前我国比较文学研究的深入进行带来新的契机,展示广阔的发展前景。

OntheTranslationTurninComparativeLiteratureStudies

XieTianzhen

(GraduatedInstituteofInterpretationandTranslation,ShanghaiInternationalStudiesUniversity,Shanghai 200083,China)

Abstract:Thetranslationturnisoneofthelatestdevelopingtrendsinthecurrentinternationalcomparativeliteraturestudies,italsowillbeoneofthemaindirectionsoftheChinesecomparativeliteraturedevelopmentinthefuture.Thepresentpaperpointsoutthattheculturalturninthecurrentcomparativeliteraturestudiesintheworldresultsinthreenewdevelopingtrends,i.e.thefirstoneistheapplicationofdifferentliteraryandculturaltheories,thesecondoneisstudybeyondtheverbalwordintoavisualuniverse,suchasfilms,politicalcartoons,comicstrips,etc.,andthethirdoneistranslationstudies.Thepaperpointsoutthatthetranslationturnisintheclosestrelationshipwithcomparativeliteraturestudies.Theauthorofthepaperholdsthatthetranslationturnwillshowthebrightandwideperspectivesnotonlyforthecurrentinternationalcomparativeliteraturestudies,butalsofortheChinesecomparativeliteraturestudies.

Keywords:comparativeliterature;translationstudies;culturalturn;translationturn

(责任编辑 管 琴)

范文五:14906温度振动中文翻译 投稿:姜専尃

一、操作目的:

判定灯具是否能承受住极端温度的考验和强烈的振动

二、试验性质:7对或14个样品.成品灯具

三、操作标准/依据:GMW14906中4.5的试验条件和试验方法

四、操作前准备工作:

1. 试验夹具符合振动测试要求。

2. 尺寸. 测量单个灯具或一对左右灯具的所有检查点并记录在测试日志中. 所有测量过的总成在尺寸上应在开发和设计验证测试提供的图纸容差的两倍之内

3. 密封. 每个灯具都要进行密封性测试. 按照4.17中的加压方法把每个灯具全部浸入水下2.5cm(7.0kPa)持续5分钟,灯具不能出现气泡.

4. 外观. 所有的灯具都不能有歪曲, 裂缝, 裂纹, 起泡, 粉化, 分层或者其它在不使用放大镜观察下可见的缺陷.

5.功能. 保证灯具所有的功能都是可操作的, 可替换的灯泡可以从灯座上去除等等, 并且所有的连接处都是紧密的.

五、操作方法步骤

1. 灯具的预处理:热处理室, 温度变化范围为-40℃到+80℃, 有空气循环能力. 热处理室的温度变化能力为每分钟3±1℃. 按照图1中的要求对灯具进行两次温度测试, 灯具位置摆放为车辆位置, 但不用装到夹具上, 也不点亮.

2. 灯具激活. 在振动测试中, 按照图2中的灯具激活资料接通所有光源. 按照这个资料, 振动测试在一个轴上8小时的测试间中的后三个小时要把激活灯具的功能.

图2:振动测试中的灯具激活资料(所有测试方向)

3. 按照振动程序对X轴,Y轴和Z轴分别进行8小时持续时间. 按照表1在样品的前/后方向振动样品, 随即使用4.5.2.9, 4.5.2.10(图4)和4.5.2.11中的振动程序. 振动序列的轴对于每个被测试的样品不必都一样, 但必须记录在测试日志数据中. 灯具在测试中的方位应如其在车辆安装中的方位一样.

表1: 振动持续时间

机振动频率范围和功率谱密度. 看图4(4.5.2.8中引用)

按照3.5记录所有结果.

六、温度和振动接受标准.

1. 可替换的光源若出现灯丝损坏问题可以接受. 如果灯丝损坏, 则立即更换光源并继续进行测试(即, 在整个测试过程中光源须被激活).

2. 尺寸. 测量单个灯具或一对左右灯具的所有检查点并记录在测试日志中. 所有测量过的总成在尺寸上应在开发和设计验证测试提供的图纸容差的两倍之内

3. 密封. 对每个灯具都进行密封性测试. 按照4.17中的加压方法把每个灯具全部浸入水下2.5cm(7.0kPa)持续1分钟,灯具不能出现气泡.

4. 外观. 所有灯具在目视情况下不能有任何破裂或机械损伤, 扭曲, 裂缝, 龟裂, 起泡, 皱缩, 分层, 反射器材料不能变坏, 变色. 少许的粉化和轻微的漏气现象; 5.功能..

a.所有照明功能应正常. 光度输出不能有超过25%的变化.

范文六:认知翻译学视野下的翻译批评_姚振军 投稿:薛趵趶

=5>:C5:8A5>7B;8:

“认知翻译学”“认知转向”学界对的理论价值与潜力已有了较为广泛的共识,翻译研究的已基要:目前,

本确立。本文在系统梳理王寅的认知翻译观的基础上,尝试完善玛格丽特·阿曼的认知翻译批评的五步模式,并且提出认知翻译批评是认知翻译学体系构建的重要分支之一,翻译批评中认知机制的引入能使其在翻译理论与实践之间的纽带作用更加突出。

关键词:翻译学;翻译批评;认知语言学;模范读者

中图分类号:H059文献标识码:A

DOI:10.13458/j.cnki.flatt.003965

文章编号:1004-6038(2014)02-0015-05

1.引言

翻译研究经历了几次重要的翻译范式的转“转向”: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语言学转变或

向、始于20世纪末的文化转向、实证转向和全球化转向等。近年来翻译研究界似乎出现了“回归语言学”2001年第三届欧洲的部分转向,

翻译研究大会(EST)将“回归语言学”列为会2007)。在21世纪初,议主题(张莹,认知语言学逐步成为语言学研究的主流学派,也自然对翻译研究产生了重大影响,也顺应了翻译研究“回归语言学”的的大趋势,正在形成一个新的“认知转向”(孟志刚熊前莉,2012),一门新的“认知翻译研究”2012)。逐渐形成(王寅,本文在系统梳理王寅的认知翻译观的基础上,尝试完善一种认知翻译批评的五步模式,以期进一步丰富认知翻译学的研究体系。

2.翻译研究的认知转向2.1翻译研究的认知转向

翻译研究的认知转向可以追溯到Bell(1991)对翻译认知心理的研究。由Danks等(1997)编辑出版的CognitiveProcessesinTranslationandInterpreting(《口笔译认知过

)是翻译研究的认知转向过程中认知科学程》

(邓与翻译研究结合道路上重要的“中转驿站”2011)。志辉,

Chesterman(1998,2000)以文本为内容的认知性研究,区分了翻译研究的比较模式(源文本与译本比较)、过程模式(研究译者从接受任务、分析源文本、语码转换、译文重构、修改直至交稿的过程)和因果模式(研究译文形成的原

因、取得效果的原因乃至人类复杂翻译活动如

何得以完成)。切斯特曼(Chesterman)的这一翻译模式理论对译学研究很有意义,也有较为广泛的影响,引起了不同国度译学学者的关注,Maeve并纷纷撰文对此进行讨论。2000年,

Olohan编著了InterculturalFaultlines:ResearchModelsinTranslationStudiesI:TextualandCognitiveAspects(《超越文化断裂·翻译学研

,2006年外究模式1:文本与认知的译学研究》

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再版),文集集中了一些有

代表性的相关研究,从而让读者更为系统和深入地了解了切斯特曼的模式理论。正如该文集副标题所示,切斯特曼的模式理论是以文本为内容的认知性研究。文集共收录来自欧、美、澳以及其他国家与地区译学研究者的英文论文16篇,虽然所选论文角度多样,但是都以模式理论为核心,并突出了对翻译活动的认知研究。

2010年,Shreve与Angelone编著的《翻译与认知》的论文集,是《口笔译认知过程》的姊妹篇,文集认为,翻译的未来方向为“从认知角,度研究翻译”且在近期将会硕果累累(2010:1,12)。在该文集中,Halverson正式提出“认知翻译学(cognitivetranslationstudies)”与“认知翻译学者(cognitivetranslationscholars)”的概念,并指出必须明确地沿着认知理论向前发展翻译学(2010:353);西班牙翻译家Martin(2010:169)使用了“认知翻译学(CognitiveTranslatology)”这一术语,但她认为当前“认知翻译学”作为学科尚处于起步阶段,尚属于“前

paradigm)”范式(Pre-阶段。与该术语类似的cog-

英文表达还有:cognitivetranslationtheory、

15

副教授,博士,研究方向:翻译学与计算机应用技术作者简介:姚振军,

nitivetheoryoftranslation、cognitiveapproachestothestudyoftranslation等(王寅,2012)。孟志刚和熊前莉(2012)正式提出了翻译研究的“认知转向”。

2.2认知翻译观

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展开了大量的认知翻译研究,其中王寅的研究是众多研究中较为系统和权威的,提出了明确的认知语言学的翻译观,构建了认知翻译学的理论体系和框架。本文将首先回顾王寅的认知翻译观。

2007)提出了“认知语言学的王寅(2005,(或“翻译的认知语言学模式”,翻译观”如图

1),认为翻译是以现实体验为背景的认知主体(作者、读者、译者)所参与的多重互动作用为认知基础的,读者兼译者在透彻理解源语语篇所表达出的各类意义的基础上,尽量将其在目标语言中表达出来,在译文中应着力勾画出作。这者所欲描写的“现实世界”和“认知世界”一翻译观主要包含了六个观点:翻译的体验性(翻译主要是一种基于体验的认知活动);翻译的多重互动性(翻译是建立在多重互动的基础之上的一种认知活动);翻译的创作性(翻译是基于对原文语篇或相关知识的体验和认知之上来理解其各类意义的,将译者视为认知主体就必须承认译者的思维具有创造性);翻译的语篇性(翻译主要是以语篇为基本层面的,主要是就“整体性”其而言的,语句中的各类意义受约于语篇的整体意义);翻译的和谐性(在翻译过程“作者””、“文本、“读者”中应当兼顾三个要素,

充分考虑到这三者之间的协调性,倡导体验认知观统摄下的和谐翻译原则);翻译的“两个世

(翻译主要应将尽量译出原作者和原作品界”

对两个世界的认识和描写。客观世界和认知世界是语篇生成的基础,语言中的词句也都反映了这两个世界)。

523/

“作者中心论”“文本中心论”强调或者的倾向。

王寅(2008)阐述了认知语言学的“体验性概念化”对翻译中主客观性的解释力,进一步论述翻译中的客观性和主观性,研究将Langacker“概念化”,的意义修补为“体验性概念化”并以此为理论出发点分析了同一文本的不同英语译文所存在的同和异,论述了翻译的客观性和主观性,并从理论上对其做出了解释和框定,探索它们在翻译活动中的主要体现。

王寅(2012)简述新兴的“认知翻译研究”学科的两大理论来源(认知科学和CL),且重点论述其基本观点与应用:CL核心原则、范畴化、突显原则和原型理论、隐喻转喻、参照点、翻译的构式单位、识解、基于用法模型、数法并用等,从认知角度研究翻译理论注入了新的活力。王寅(2013)将认知翻译学描写为“如何在

,译入语中识解原作者在原作品中的原意图”且运用认知语言学所提出的用以解释语言表达主

“识解机制(包括五个要素:详略度、观性的辖,域、背景、视角、突显)”从认知角度来简析翻译中的常见方法,以期能为翻译过程研究提供一个更为具体的新思路,为认知翻译学研究进一步深入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认知翻译通过上述回顾可以看出,王寅的

观”乃至“认知翻译学”的理论建构日臻完整,迈出了翻译研究认知转向的重要一步,成果丰硕。本文将借助这些成果,完善一种认知翻译批评的模式。

3.认知翻译批评

根据霍尔姆斯的翻译研究基本图示(如图2所示),翻译研究可以分为纯翻译研究和应用翻2000)。纯翻译研究主要译研究两大类(Holmes,

“理论翻译研究””。“理包括和“描述翻译研究“建立一般性原则,的目的在于用以论翻译研究”

解释和预测翻译行为和作品等现象”(Holmes,2000),上述王寅对认知翻译观和认知翻译学的理论构建基本属于“理论翻译研究”的范畴;而

9861;

“描写翻译研究”“产品为中心”、“过程所涵盖的

“功能为中心”为中心”和这三种翻译研究与上文所述Chesterman的比较模式、过程模式和因果

模式相对应。在霍尔姆斯的翻译研究体系中,翻译批评、译者培训和翻译工具等方面的研究属于

2008,2013)的理论应用翻译研究。王寅(2005,

研究中涉及到了一些翻译批评的内容,但认知翻

+=:.:,

图1认知翻译观

“体验性”,“体认知翻译观强调翻译的认为

验性”是翻译的认知基础。同时,认知翻译观认为翻译具有主观性和创造性,并以此来消解过于

16

2@DECF?:@E,+6C7@D>7E=A@6C7=@=@;,

.C=E=8=D?,

h^aSJa+1:@:C7>,+47CE=7>,

PX_i‘QL_i‘K[_i‘

+4CA9F8E3C=:@E:9,+4CA8:DD3C=:@E:9,+0F@8E=A@3C=:@E:9,

括:译本、译者、译事、译论和翻译过程。依据认知翻观,译本是译者的基于自身体验对原文所描写的两个世界的再现,是译者认知活动的结果。翻译批评者对批评客体的批评是体现其自身认知主体性的活动,因此,在认知翻译批评体系中,翻译批评者自然也可以是翻译批评的客体。在认知翻译批评体系中,译者的主体性和创造性是重要的研究内容,因此,译者的翻译过程中所涉及的实体都可以作为翻译批评的客体。翻译批评的客体可以是某一译者主体性和创造性的研究。翻译批评的客体也可以是有多部译作的译者、同一作品的多个译者和合译译者等。以译者为翻译批评的客体的研究还包括译者素质、译者意识、译者身份、译者风格、译者2007)。情感、译者介入等关键词(肖维青,

“认知翻在认知翻译批评体系中,我们重视,译观”中的“多重互动性”强调翻译批评“主“客体”“客体”体”与之间以及之间的互动性。

3.1.3认知翻译批评的参照系

翻译批评的参照系指的是翻译批评的标准。翻译批评的参照系要具有可操作性。在认知翻译观的指导下,我们认为“识解”的“五要(即详略度、素”辖域、背景、视角和突显)和上(个体属性述认知翻译批评主体的“两种属性”

与社会属性)可以作为认知批评的参照系,并以“识解”的“五要素”为具体标准。王寅(2008)曾多次与Langacker本人讨论,建议其将“辖“背景”域”和合并,再将这些要素从大到小、从宏观到微观的序次排列,以使其更加符合人类的认知规律。本文将仍旧保留“识解”的五要素,但按照背景、辖域、视角、详略度和突显,从大到小排列顺序,把这五要素与下文中翻译批评的五步模式相结合,构成从宏观到微观的认知翻译批评模式。

3.2认知翻译批评的五步模式

纽马克把翻译批评分成了五个步骤:第一,分析原文,着重分析其写作意图及功能。第二,分析译文,重点考察分析译者对原文目的的阐

=5>:C5:8A5>7B;8:

图2霍尔姆斯的翻译研究基本图示

翻译批评是连接翻译理论和实践之间纽

2004)。认知语言学为翻译理论、带(Newmark,

“认知翻译实践和翻译批评提供理论支持,形成翻译学”的整体框架。在翻译研究的“认知”转

向形成过程中,认知翻译批评体系的建构也是至关重要的。下文将简要分析与认识翻译学视野下的翻译批评体系(简称为认知翻译批评)所对应的翻译批评的三要素(翻译批评的主体、客体和参照系)。

3.1认知翻译批评的三要素3.1.1认知翻译批评的主体

“主体”借助哲学中的概念,翻译的“主体”

“主是指翻译批评活动的发动者和行为者,具有体”的主动性、能动性和创造性(温秀颖,

2007)。翻译批评的主体基本上可以涵盖以下三种大的分类:第一,专家、学者、译者;第二,读者;第三,译本检验负责人,如编辑、委托人、出2007)。版商等(朱芳,

“翻译批评根据认知翻译观,翻译批评者或主体”与源文本作者、译作作者等都是不同的

“认知主体”。

翻译批评者=认知主体1

源文本作者=认知主体2译作作者=认知主体3译作读者=认知主体4

在翻译批评过程中,相对于认知主体1(翻

,译批评者),但认知主体2和3则成为“客体”作为同等地位的认知主体,他们都具有各自的

个体属性和社会属性,如下表:

认知主体

个体属性(individualtrait)

注意力(attention)个人经历

(privateexperience)自我中心(egocentrism)

社会属性(socialtrait)意图(intention)实际情景经历

(actualsituationalexperience)

合作(

cooperation)

17

释、翻译方法以及译文的读者。第三,对比分析原文与译文,选择原文与译文有代表性的部分进行对比。第四,从译者和批评者两个角度评价译文质量。第五,分析判断译本在译语文化2004,中的地位和存在价值(Newmark,段金锦

2009)。何大顺,

德国目的论学者玛格丽特·阿曼(Margret

Ammann)借鉴菲尔莫(Fillmore)的“情景-框

and-frames)”架(scenes-理论和文学批评家安伯托·艾柯(UmbertoEco)的“模范读者(mod-elreader)”概念,发展出一套“翻译批评五步功(下文将之称为“认知翻译批评五步模能模式”

,式”以区别于上述纽马克的翻译批评五步)。“认知翻译批评五步功能模式”骤的第一步是考察译本在目的语文化中的功能;第二步是译本内部的篇章连贯性;第三步是源文本在源语文化中的功能;第四步是源文本内部的篇章连贯性,第五步是源文本与译本之间的互文连贯性。这套“认知翻译批评五步功能模式”增加了目的学派对文学翻译的适用性,丰富了翻

Hornby,2006;张莹,2007)。译理论(Snell-3.2.1认知翻译批评五步模式的认知语言学基础

“认知翻译批评五步模式”以认知语言学为基础,其深厚的理论根基赋予了其更大的可操作性。在认知语言学理论方面,该模式以框架语义学为基础,将翻译视作一种复杂的交际过程,涉及各认知主体间的互动:源文本作者、译者和读者,其中译者既是译本的作者也是源文本和译本的读者。这与王寅的“认知翻译“多重互动性”观”中的不谋而合。译者翻译过

程中依据源文本和文字为给定框架(presentedframe),这个框架则是源自源文本作者的部分“原型情景(prototypicalscenes)”。这个框架、源文本的内部知识结构和译者(同时亦是源文本的读者)的个人生活经历会共同激活译者的“情(Snell-Hornby,2006)。这与“认知翻译观”景”

“体验性”“情景”的相吻合。译者根据所激活的“框架”,在目标语中去寻找合适的这一过程涉及到译者一系列的选择和决定,这恰恰是“翻译的创作性”的体现。激活“情景”依赖于译者的源文本语言能力和文化知识理解力,而在目标语中“框架”寻找合适的则依赖于译者的目标语能力和文化知识理解力,好的翻译就是“翻译的和谐“认知翻译批评的五步模式”性”的体现。在中,

第二步和第四步分别是考察译本内部的篇章连

“认知翻译观”贯和源文本内部的篇章连贯性,与“翻译的语篇性”的相一致。

3.2.2认知翻译批评五步模式的文学批评理论基础

“认知翻译批评五步功能模式”在的文学批评理论来源方面,安伯托·艾柯是一位享誉世界的哲学家、符号学家、历史学家、文学批评家和小说家,其颇具后现代的文学批评理论与他的这些身份密切相关。艾柯将文本分为两“开放文本”(道德经),种:一种为一种为“封闭(科技文本)。前者承认、文本”邀请读者的活动,并将此活动主题化:后者仅仅旨在引发多少正是凭经验办事的读者去做出恰当的反应(Eco,1979;胡全生,2007)。艾柯对当代批评思潮的某些极端的观念深表怀疑和忧虑,尤其是受德里达激发、自称“结构主义者”的美国批评家所采用的那一套批评方法。艾克认为这种批评方法给予读者无拘无束、天马行空地“阅读”文本的权力。他认为这是对“无限衍义(unlimitedsemiosis)”这一观念的拙劣而荒谬的挪用。他对此提出异议,并讨论了诠释(in-terpretation)的范围进行限定的方法,并将某些诠释确认为“过度的诠释(overinterpretation)”(Eco,1979)。在“认知翻译批评五步模式”中,我们在此基础上将翻译分为“过度的翻译(o-ver-translation)”transla-、“不足的翻译(under-tion)”translation)”。和“理想的翻译(idealized-而得到的无由于译者对源文本“过度的诠释”

论多么优美的译本,都不会成为“理想的翻

。艾柯将读者分为“经验读者(empirical译”

reader)”“模范读者(modelreader)”;作者分和

“经验作者(empiricalauthor)”为和“模范作者(modelauthor)”。同时,他认为“经验作者”可以是自己作品的“经验读者”和“模范读者”(Eco,1979)。根据“认知翻译观”中关于“两个,“经验读者”“模范读者”世界”的描述和与“经

“模范作者”验作者”和都应属于“现实世界”的“认知翻译批评五步模式”认知主体。在中,我

“理想译者(idealizedtransla-们提出与之对应的

tor)”。“理想译者”是其自身译作的“理想作

,者”和“理想读者”更应是源文本的“理想读,。我们者”其译作则可以成为“理想的翻译”

认为,这种理想的或理想化的译者和译作存在“认知世界”,于是“经验的批评者”和“模范的

18

Philadelphia:JohnBenjamins.

[12]邓志辉.2011.认知学与翻译学结合的新起点[J].中国翻

(3):68-71.译,

J].濮阳[13]段金锦何大顺.2009.浅析纽马克的翻译批评论[

(3):81-82.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玫瑰之名》[14]的通俗性和胡全生.2007.在封闭中开放:论

J].当代外国文学,(1):96-103.后现代性[

.湖[15]孟志刚熊前莉.2012.中国认知翻译学研究20年[J]

(11):104-107.北科技学院学报,

.天津:南开大[16]温秀颖.2007.翻译批评从理论到实践[M]

学出版社.

[17]王寅.2005.认知语言学的翻译观[J].中国翻译,(5):15

-20.

[18]王寅.2007.认知语言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

社.

[19]“体验性概念化”王寅.2008.认知语言学的对翻译中主客

《枫桥夜泊》40篇英语译——一项基于古诗观性的解释力—

.外语教学与研究,(3):211-217.文的研究[J]

J].中国翻译,[20](4):17-23.王寅.2012.认知翻译研究[[21](1):王寅.2013.认知翻译学与识解机制[J].语言教育,

52-57.

[22]肖维青.2007.多元动态翻译批评的建构性研究[D].上

海:上海外国语大学.

[23](6):张莹.2007.翻译学科世纪末的转向[J].中国翻译,

19-23.

[24]朱芳.2007.试论翻译批评主体的多样性[J].云梦学刊,

(12):92-93.

5>7B;8:

,“认知翻译批评五步功能模如图3所示

“认知翻译观”式”符合的六个基本观点的要求并吸收了艾柯文学批评的主要概念体系,是在“认知翻译观”王寅的摄统下较为“理想化”的翻译批评模式。

4.结语

本文在对国内外认知翻译研究的简略回顾及对王寅的认知翻译观梳理的基础上,分析了认知翻译批评的三要素的构成以及“认知翻译批评五步模式”的认知语言学和文学批评理论基础。下一步研究的重点在于认知翻译学视野

“认知下的翻译批评研究的实际应用,即如何将“识解”翻译批评五步模式”与的“五要素”相结

合来展开翻译批评的实践。要更好地建构和实践认知翻译学,就要不断完善其学科体系,认知翻译批评的深入研究必将会有力推动我国翻译学和语言学的建设,使翻译研究的语言学“输“输出”“转向”。入”向进行

参考文献:

[1]Bell,R.1991.Translation&Translating:Theory&Practice

[M].London&NewYork:Longman.

[2]Chesterman,A.1998.Causes,translations,effects[J].Target,

(2):201-230.

[3]Chesterman,A.2000.Acausalmodelfortranslationstudies

[A].InM.Olohan(ed.).InterculturalFaultlines.ResearchModelsinTranslationStudiesI:TextualandCognitiveAs-pects[C].Manchester:St.JeromePublishing.

[4]Danks,J.,G.Shreve,S.Fountain&M.McBeath.1997.Cog-nitiveProcessesinTranslationandInterpreting[C].Thou-sandOak:Sage.

[5]Eco,U.1979.TheRoleoftheReader:ExplorationsintheSe-mioticsofTexts[M].Bloomington:IndianaUniversityPress.[6]Halverson,S.2010.Cognitivetranslationstudies[A].InG.

Shreve,&E.Angelone(eds).TranslationandCognition[C].Amsterdam:JohnBenjamins.

19

Abstract:Thereisaconsensusaboutgreattheoreticalval-ueandpotentialof“CognitiveTranslationStudies”,andthe“cognitiveturn”oftranslationstudieshasemerged.ThispaperstartswithasystematicstudyofProfessorWangYin'scognitivetranslationtheory,attemptingtoim-provethefive-stepmodelofcognitivetranslationcriticismproposedbyMargretAmmann.Cognitivetranslationcriti-cismisoneoftheimportantbranchesofcognitivetransla-tionstudies.Cognitivemechanismswillmaketranslationcriticismbetterfulfillitsroleinconnectingtranslationthe-oryandpractice.

KeyWords:translationstudies;translationcriticism;cog-nitivelinguistics;model

reader

范文七:从《京华烟云》中译本看张振玉的翻译思想 投稿:夏魖魗

第 1卷 1

第 7期

鸡 西 大 学 学 报

J OUR NAL OF J XIUN VER I Y     I   I ST

V0 . 1 NO 7 1 1  .

21 0 1年 7月

J l . 01   uy 2 1

文 章 编 号 :62— 7 8 2 1 )7— 0 3—   17 6 5 ( 0 1 0 0 8 2

从 《 华烟 云》 京 中译 本 看 张 振  的  译 思  玉 翻  想

焦 肖雅

唐 艳 芳

要: 张振 玉是 一 位 杰 出 的 台 湾翻 译 家 。他 翻 译 的林 语 堂 长 篇 小说 《 华 烟 云 》 到 广 泛 的 欢 迎 。在  京 受

语 言风 格 上 , 张振 玉巧 妙 地 运 用 白话 文 和 文 言 文 , 而 不 古 , 文 白而 不 俗 ; 文化 策 略 上 张振 玉 不 仅 翻 译 出原 文 写

明的事物 , 还补充 了没有写 明的事物 , 曲尽原 意, 并且删略 了原文的纯解释性 文字。试借《 京华烟 云》 来初步  ,

探 析张振玉的翻译思想。   关键词 : 华烟云 ; 语 堂; 京 林 张振 玉 ; 译 思 想  翻

中 图分 类号 : 35 9 H 1.

文 献 标 识 码 :  A

译者 张 振 玉毕 业 于北 平 辅 仁 大学 西 洋语 文学 系 ,   15 9 1年初移居 台湾。曾译 过林语 堂 多本著 作 , 京 华  以《 烟云》 最为人知 。著作有《 翻译散论》 译 学概论》 和《 。但

是 , 振 玉取 得的成 就并 没有 得到 应有 的重视 和研 究 。 张   本 文 旨在从 语 言 策 略 和文 化 策 略角 度 研 究 张 振 玉 的 翻 译  实 践 与 思想 , 他 的 翻 译 成 就 做 出 客 观 的评 价 。 对

字与内容 , 已觉顺 手 ” 。可 知 张振 玉 开始 翻 译 《 京华 烟  云》 的客观原因是友人 相托 , 其主观原因是译者 自身对汉

译 的热 爱 , 聊 以破 闷 ” “ 。作 者 认 为 还 有 一 个 重 要 原 因 是  译 者 对 林 语 堂 个 人 及 作 品 的 崇 敬 、 仰 之 情 。 在 张 振 玉  敬

著作《 译学概论》 , 中 多次 提到 了林语 堂 中英 文的高深 造  诣 。“ 现代 国人英 译 中 国文 学者 , 语 堂 氏 当推 巨掣 ” 林

( 张振 玉 ,99 3 )  16 :2 。 2 语言策略。 .   张 振 玉 提倡 用 优 美 、 正 的 汉 语 来 译 英 语 。译 者 恰  雅 如 其 分 地运 用 了 白话 文 和 文 言 文 , 美 地 再 现 了原 作 的  完

神韵。

The p s  i  o h  wa     o d af— e rf rhe  a-   a tsx m nts s a g o  h l —y a  o  r f -   te h r,Fia e M i se  w.Th   a h rwa  o d a d t e e n nc   nit rNe e we t e  sg o   n  h r

《 京华烟云》 作品分析

林语堂先生 的小说 《 京华 烟云》 以《 楼梦 》 模  是 红 为

版 而创 作 , 其创 作 背 景 源 于 中 国 。 该 书 以 北 京 城 中三 个

大家族 的兴衰史和三代 人 的命 运为 线索 , 向读 者展现 了

从 义 和 团运 动 到 抗 日战 争 期 间 高 官 巨 贾 和 平 民百 姓 的 生  活 兴 衰 。贯 穿 全 书 内 容 的 是 作 者 民 主 、 革 、 国 的思 想   政 爱

再蒙上一层庄子哲学 的神 秘 、 梦幻 、 命定 的色彩 。( 舒启

全 ,9 94 ) 18 :2

h d b e  a g   rp   n   r s e o s t d ,S  h tt e g v   a   e n lr e c o s a d p o p ru  r e O t a h   o — a

e n e tr v n e   r  i h a d t r   s  o  f‘g e s   r m f  e e u s we e h g   n  hee wa a lto ‘ r a e” l frt e pams alt e wa   p t h   na c   n se   i ef o  h   l   l h   y u  o te Fi n e Mi itrh ms l.

《 京华烟云》 有多个 译本 , 张振 玉之 前 ,9 0年 出  在 14 版了 白林 翻译 的版本 , 书名为 《 瞬息 京华》 。但林语 堂认

为 是 对作 者 的 “ 种 损 害 ” 宋 琴 ,9 6 4 ) 接 着 14  一 ( 19 : 7 。 91

过 去 半 年 是 她 父 亲 得 意 的 日子 , 在 是 度 支 部 大 臣 。 现

年出版了郑 陀和应 元杰 合作 的译 文 , 书名 改 为《 京华 烟

那半年 , 风调雨 顺 , 五谷丰登 , 商业 繁荣 , 国库收入 高 ,   自 然油水大 , 由小吏 , 下 上至牛大人 , 岂止过手三分肥。   四字结构的 成语 习语 完美 地再 现 了原 著 的精 神所  在。gvrmeteeusw r hg oen n  vn e ee i r     h译成 “ 国库收 入高 ,   自

然 油 水 大 ” 译 出 了原 文 的 暗含 意 思 “ , 自然 油 水 大 ” 句 式  , 对 仗 , 起 来 上 口 , 起 来 人 耳 。al f g ae or h  读 听  o o “ r s”f   e t e t p m 译成 “ l a s 岂止 过 手 三 分 肥 ” 反 面 着 笔 , 句 流 畅 。 , 语

I  s f a  i li S ng twa  o   n na d u  paa e e in, wi  c v d lc  d sg t ure   h r os o o r  e c i  nt h   r ud o f  ft we sr a hng i o t e eo s,a d wid g e e l — n   l  e s f   y

云》 。林语 堂的评价是译

本瑕 瑜互见 , 文平平 , 译 尤其 以

未能用京话为 憾事 。17 9 7年 出版 了《 华烟 云》 京 张振 玉  的译本 , 受到广 泛欢迎 。张教授 ( 振玉 ) 张 译林 博士这 部

鸿 篇 巨著 , 实 “ 当 户 对 ” 不 仅 译 文 忠 实 地 再 现 了 原  确 门 , 著 的思 想 内容 , 而且 译 得 色 调 鲜 明 , 象 人 微 , 灵 活 现 , 形 活

传神入化 。( 启全 ,9 9 4 ) 9 1年 出版 了郁达 夫 和  舒 18 :2 19 郁飞 的译本 , 取名为《 瞬息京华》   。

二 张 振 玉 的 翻译 思 想 分析   1 翻译 动 机 。 .

i g g i s d sa t i s n h  b c go n n  a an t itn  h l  i te a k r u d, a d aa e l n  p l c

wo e   t  g   ofur s n   o — n c e  d e s s n h   m n wih hih c if e a d l w e k d r s e i te twes p a i g fu e   rsa d n   n a c v rd tra e lo n   o r  ly n   t so   tn i g o     o ee  e r c  o kig l a  s   wi mi   mis ousfo r n t e fr g o n   tf h s m ng a d tl t   we si  h   oe r u d. i l

我们可以从他在译 作《 红牡丹》 的序 言中 , 窥探 其翻  译动机。“ 今年 (9 7 初春 , 译《 17 ) 汉 京华 烟云 》 毕。德华  出版社蔡 丰安 兄又 以林 语 堂先 生英文 本《 红牡 丹》( h  Te rd en ) e  oy 之汉译 相托 。林 氏英著小说《 P 中国传奇小说》、   《 武则天正传》 京华烟云》 FmosC ieeS o  tr s 《 ( a u  hns h rSo e ,   t i   Ld  , m n i P iig 三部译毕后 , ayWu Mo etn ek )    n 林著小说 之文

屏风上镶嵌着宋 朝的宫 殿 图, 阁楼 飞脊 , 耸入 云汉 ,   山峦远列 , 秋雁 横空 , 中宫女 , 梳高鬓 , 楼 头 衣着低领 , 或  坐而吹箫 , 或立画廊观鱼戏莲池。

作者 简 介 : 肖雅 , 读 硕 士 , 江 师 范 大 学外 语 学 院 , 江 ・ 华 。 研究 方 向 : 焦 在 浙 浙 金 翻译 。 邮政 编 码 :2 04 3 10

唐艳芳 , 副教授 , 浙江师范大学外语学 院, 浙江 ・ 金华。研究方向: 翻译理论与实践。邮政 编码 :20 4 3 10

8 ・ 3

第 7期

鸡 西 大 学 学 报  事“ 心” “ 意” “ 事如意” 意思。 称 、称 、万 的

21 0 1丘

译文摆脱 了英 语的长

句式 , 娴熟地 运用汉语 四字 结  构, 语言凝练 , 具有立体画面感 。古式的话语说 明古式 的

屏风 , 是恰到好处 。 真   但 是 在 某 些 细节 上 , 文 也 有 失 贴 切 。 如 : 译

Drv r i e :“W h ti h   s   f sl e  e   o ae d a   a s te u e o  iv rwh n y u  r   e d? Re le  t e d v r”. “Th s  bul t fo pi d h   r e i oe les r m  fr in ife   o eg  rl s

So o e i t i  ilg   d pu a o o e t  wo d me n  n her vla e ha   t  d t v r he r  “Gr a ” i  n a my p o lm ain. No t ewod “g e t h s e t n a   r   r ca to w h   r r a” a

s a e  i e a  n e e   a i l“Y’ t    o z n a  t k   h p d l  niv  ̄ d cpt k a ’wi a h r o tlsr e h i o

a r s  t “wa s. I    o wa   d d o is fg t “s ul c o s is it ” fa d t s a de t  t  h i ho —

d r ” o   e u p rr h h n   o r tb c o  h   h rc  e , n t   p e i t a d c me ,i e a met e e a a — h g

trf r“d g e  o o .” Th   e d n  ft e p o lmai n te eo e ra   e h a i g o h   r ca to  h r fr e d

d e n trc g iep ro s e g—t n I g e   ru h y u   o s ’  e o n z  e s n .P n e g! t o st o g   o r   h

b a n— c p a d y u a e ar a y a c r s   i     r o e   ri a   n   o   r  l d     op e w t a co k d e h

q u ・’ ue e・・’

a  h t f t e “d g a a e e sta  o   h o  J p n s Ar , a d a f w o   h   my ” n     e   f t e

g e t   i h  e ti ef rc ie   lo te b n f   fs c   r a S n t e ts t l e ev d as  h   e e to  u h  s   i

人死 了银子还有 什么用 ?哼 , 些洋枪 子弹可 不讲  那 交情 , 一颗子弹穿进脑 袋瓜子 就弯着 辫子躺 在地上 成 了

死 尸 一 条 了 ……

ta so ma in

. r n f r to

他们村 里有人在 日本 军 队的布 告里 的“ 大” 字右 上  角添了一点儿 , 了“ ” , 成 犬 字 于是 成了“ 1本 皇军” 其  狗 3 ,

他 所 有 “ ” 都 改 了 “ ”  大 字 犬 。

本段为 车 夫 和 姚 家 的 管 家 罗 大 之 间 的 对 话 。a

crs i   roe u u 译 成 “ o ewt ac kdq ee p h o 弯着辫子 躺在地上 , 成

了死 尸 一 条 了 ” 而 另 外 的 版 本 , 达 夫 则 译 成 “ 了 辫  , 郁 翘 子 ”  o s  i   roe uu 不 是 英 文 中 固有 的  。acr ewt acokdq ee并 p h

译文对原作 对 于 中文 “ ” 的解 释 , 概 略去 不  大 字 一 译, 不但不影响对原作 的忠实 , 而且译 出了原 作的精神实

质。

三 结 语

说法 , 而是作者为 了传播 中国文化 , 根据 汉语 中的习惯说

法 直译 过 去 的 , 此 此 处 宜 翻 译 成 “ 了辫 子 ”, 且 张  因 翘 并 译 也 略显 冗 长 。 ( 英 俊 20 :) 邵 0 9 3  3文化策略。 .

张振玉凭借深厚 的文化功 底 , 熟地运 用 白话 文和  娴 文言文 , 出与原文貌合神 似的《 译 京华 烟云》 。张 振玉对

林 语 堂 英 文 作 品 进 行 了 深 度 揣 摩 和历 史 文 化 还 原 , 得  使

《 京华烟 云》 思想 内容丰 富, 涉及面广。古今 中外 , 天

文地 理 , 无所 不包 。林 语 堂 在 文 章 中 会 对 中 国人 通 晓 的

中文读者获得如读原创的感受 。他不仅是一 位诲人不倦

的严 师 , 也是 一 位 翻 译 方 面 的 实 践 者 兼 学 者 。然 而 张 振  玉 并 未 被 多 数 人 知 晓 。本 文 对 张 振 玉 翻 译 作 了 初 步 探

事物多着笔 墨, 而对某 些事 物进行 略述。这要求 译者 不

但要译清楚原作者写 明的东西 , 要适 当补全作 者略述  还

的 事物 , 去 解 释 文 字 。 张 振 玉 对 中 国 历 史 文 化 进 行 了  略

还原。

究, 希望 可以以此 略窥大师之译采 。

首先 , 林语 堂先生 在创 作《 京华 烟 云》 , 时 仅用 简单  的罗马数字记录章节 , 张振玉 把它处理 成传统 中国小  而 说的章回体 , 加强了译 本在 中文读者 中的接受度 。   其次 , 林语堂 以中国古代及近现代史 为大 背景 , 作  创 出带史诗 性 的世界 名 著。张振 玉采 用与 原文 对应 的 形

式 , 现 了原 文 的 底蕴 和意 境 。 再

参 考 文献

[ ]Ln Y t g o n n P iig M] e ig 1 i u n .M meti e n [ .B in :   a   k j

Fo eg   a g g   a h n   n   s a c   r

s ,2 09. r in L n ua e Te c i g a d Re e r h P e s 0

[ ]林语 堂. 2 红牡 丹[ .张振 玉, 西安 : M] 译. 陕西师

范 大 学 出版 社 ,0 6 20 .

[ ]邵 英俊.中国文化 的真 实摹 写一京 华烟 云张 、 3

郁 译 本 部 分 章 节 对 比分 析 f] 安徽 文 学 ,0 9 i . J. 20 ( )

张先生 的译 文 不仅 传神 地译 出 了林 语 堂 写 明的事

物 , 根 据 上下 文情 景 对 译 文 作 了适 当 的补 充 和 删 略 , 还 使  读 者搞 清楚 了作 者 的 内涵 和 引 申义 。如 下例 :

These l a d wih ish rz ntlb a a d si n   iht   tey r  t t  o io a  e m    l g we g   n di

[ ]舒启全.貌似神合 惟妙 惟 肖~评张振玉译 <京  4 华烟云 >[ ] J .中国翻译 ,9 9 2 . 18 ( )   [ ]宋琴.略述 <瞬息京华 >的 中文版本 [ ] 5 J .江苏  图书馆 学报 ,9 6 3 . 19 ( )

[ ]张振 玉.翻 译 学 概 论 [ .南 京 : 林 出 版 社 , 6 M] 译

1 2. 99

wa   s d fr l c   e a s  t n me h d te me n n   f“ o su e  o  u k b c u e i   a   a   h   a i g o t  s

h v   v r t n   c o dng t  n Swih.’ a e e e yhig a c r i  o o e’  s ’

用 挂着称砣 的秤这样做 , 是为 了吉祥 , 因为是取个 万

A  ifCo Br e   mm e t o   n   n Zha g Zh n n   e yu’   nc pto   a sa i n SCo e   fTr n l to

Ja   a y   a gYa fn   ioXio aT n   na g

Ab ta t Z a g Z e y   so e o  h   u sa d n  r n l tr n T i n T e C i e e v r in o  me ti  e i g i    sr c : h n   h n u i n   ft e o ttn i g t sao s i  awa . h   hn s   eso   f Mo n  n P kn   s a   a ta sain w r   y hm.Z a g Z e y   a e d r d i i    o siain ma n r r m  n u l n   u t r l s e t.Thsp p r r n lt   o k b   i o h n   h n u h sr n e e  t n ad me t t   n e   o l g a  d c l a a p cs   c o f i a u   i a e

ist  k     ie  o re  o ma e a br fc mm e to   n  n Zha g Zh n u’   o e   fta sainBa e   p n Mome ti   kig n   e y S c nc pto  r n lto   s d u o   n n Pe n Ke   y wor s: me ti  ii g; L n Yu a g;Zha   e y d Mo n  n Pek n i  tn ng Zh n u;ta sa in c n e t r n lto   o c p  Cl s  a s No.: H3l 9 5.   Do u e tM a k : c m n  r A

( 责任编辑 : 黄其辉

郑英玲 )

8 ・ 4

范文八:从比较文学到翻译研究_关于译介学研究的对话_谢天振 投稿:程燙燚

039

从比较文学到翻译研究

———关于译介学研究的对话

谢天振1

宋炳辉2(1.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上海

200083;2.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文学研究所,上海200083)

海大学学报

二!!八年第二期

中图分类号:I207.6收稿日期:2008-01-20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8254(2008)02-0039-08

作者简介:谢天振(1944—),男,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10余所高校的兼职教授或客座教授,比较文学暨翻译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从事比较文学学科理论、翻译学理论以及中外翻译史研究。宋炳辉(1964—),男,文学博士,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文学研究所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副主编,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理事,上海比较文学研究会秘书长,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比较文学研究。

时间:2008年1月5日下午

地点: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翻译研究所

宋炳辉:谢老师,您好。今天我们就您的译介学研究做一个对话。我看到廖七一教授对您

考志愿有两类,一类是重点大学,一类是非重点院校。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上海外国语学院属第二批录取的非重点大学。我当时最大的愿但当时读望是做新闻记者,很想考复旦新闻系。新闻专业在政治上有明确的要求,干部子弟啊,工农子弟啊等等,但我的家庭成分比较复杂,考新闻系肯定不行,不过我爱好文学,读不了新闻系倒也并不很遗憾,还可以考中文系。所以复旦中文系是我的第一志愿,但最后未能如愿考上。

宋炳辉:不过后来您却做了复旦中文系的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谢天振:哈哈,这算是从另一个途径进了复旦中文系吧。这也是我与复旦大学中文系的一种缘分。当时两份志愿表一共要填24个志愿。在第二批志愿中,文科的选择不是很多。本来出于爱好文学的原因,我应该首选上海师范学院中文系。但转念一想,进师范学院将来肯定做中学老师,既然同样做中学老师,外语老师似乎比语文老师潇洒啊,至少不用批改那么多作文。于

20多年来在译介学和翻译学理论研究方面的

成就所做的概括,比较到位。我们今天的对话,大致也就围绕这四个方面展开吧。首先请您谈谈您的学术经历。作为20世纪40年代出生人,之前的大学毕业生,从学习俄语语言文“文革”

学,到比较文学研究,再走进翻译学和译介学研究,并在相关的学术领域都取得丰硕的成就,在国内乃至国际学术界产生较大的影响。这条路,您是怎么走过来的?

谢天振:我是学外语出身。在考大学以前,从小对文学感兴趣,所以最初考大学的本意不是学外语,而是文学。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当初的第一志愿是复旦大学中文系。当时的高

040

是临时把第二批录取的第一志愿改成上海外语学院,上海师院被移到了后面。后来知道,两校的录取分数线差不多,假如没有临时这一改,我就肯定进上海师院中文系了。

进上外俄语系后,一开始并不满意那里的学习状况。上外的语言训练非常严格,也非常专业。第一个月是基本语音训练,训练语音语调。一个月后,还有类似体检一样的语音诊断,有张详细的卡片,诊断你的发音还存在什么问题,都一一标明。之后才开始词汇和语法的学习。但这些内容对我来说似乎过于简单,所有的课程要求,我在课堂上都可以解决。当时年轻啊,记忆力特别好,老师要求背诵或复述的文章,常常一字不差。一年级么,本来就是语言基础学习,但这难以满足我的要求,与我想象中的大学有很大的距离,我感到很失望,甚至想到了退学,想退学后第二年再考复旦中文系。但到两年级的时候,我们的老师,后来做俄语系主任的倪波先生,他是个很有职业精神的老师,在班级里挑选了三个同学,其中有我,课余时间指导我们阅读屠格涅夫的原版小说这一读,正与《贵族之家》。我的文学兴趣相吻合,屠格涅夫的作品,后来还有普希金等俄国作家的作品,为我展现了俄语文学的精美,我不仅没了退学念头,而且还培养起自己对俄国文学———扩大了说对外国文学的浓厚兴趣。同时,我也开始尝试做些翻译工作。

我们对翻译的兴趣,也是在这期间形成的。是1966年毕业,差一个月爆发。运动刚“文革”开始时似乎也比较简单,大家一起看大字报,大串联。第一波热潮过后,我们一则不需上课,又没分配工作。学生中开始出现分化,一部分忙于政治运动,贴大字报啊,参加大辩论啊,等等。这一批人中又分两派,造反派和保皇派,两派相互对立。但还有一拨人……

宋炳辉:是逍遥派。

谢天振:对,逍遥派。我就属于这一类。我的不好,尽管也积极参加集体活动,但“家庭成分”

大学期间连入团资格都没有,所以不可能成为造反派,造反派大都是出身好又受到压抑的那些人。而保皇派原先就将我排除在外,这一派往往是学生干部或者干部子弟。所以尽管开始时我们不敢脱离运动,因为政治运动来了,你总得积极参加吧。但半年后,特别是上海“一月风暴”后,运动进入另一个阶段,情况有了变化,没人来管你了,于是学生中就形成了这三种势力。我

们逍遥派,因为游离在运动之外,正好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我喜欢看书,读外国文学作品,同时自学其他外语。我的英文也是这个时候自修的,此外还自学法语和日语(我大学时的二外是时期所做的事情了。德语)。这就是我在“逍遥”然后是分配工作,后来在上海建江中学(提篮桥附近)做了11年的中学英语老师。中学教书期间,我还为上海译文出版社翻译过许多资料。没有署名,也没有稿酬,大约翻译了上百万字的东西。

宋炳辉:这部分资料有哪些内容?

谢天振:有两种。一是政治方面的,比如回忆列宁的一些文章,一是与苏联经济改革相关的资料。记得有一本书,其中有我翻译的东西,到后才出版。正好那时开始恢复稿费制“文革”

度,于是我拿到了生平的第一笔稿费。千字5

元,两万多字,100多元钱,在当时算是一个大当时上海有个内数目了,相当于两个月工资呢。

部刊物,叫《摘译》,有两个系列,一是“外国文艺”版,一是经济、哲学”版。我翻译的一“政治、篇苏联经济学家的文章就刊发在经济、“政治、哲学”版的上。《摘译》

当时,我还想把屠格涅夫的散文诗译出来。时我家也被抄过,但不知怎的,我的那些“文革”

书没被抄走,其中就有原版的屠格涅夫散文诗。只是我当时觉得没有出版的可能,所以一直没动手。文革一结束,就出版了黄伟经译的屠格涅夫散文,很受读者欢迎。另外记得还有位南方译者,中翻译了11本书,“文革”后立即同“文革”

时出版3本书。我对此事印象很深,也很感慨,感到自己与他们之间还有着差距。同样看不到出版希望,但他们还是执著地去译,而我只译了那些当时能够发表或者直接能用的东西,把自己对文学和文学翻译的爱好压抑着。但不管怎样,我对翻译的兴趣,在那个时候就形成了。

宋炳辉:每个学者的学术路径,一方面有着各种机缘巧合,同时也与时代文化思潮和个人的学术交往有着必然的联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的第一篇关于翻译文学研究的文章是20世纪80年代后期在的《上海文论》“重写文学史”专栏发表的。您从外文学习到翻译尝试,再参与新时期比较文学的复兴事业,最后在译介学和翻译理论方面卓有建树,就您个人而言,有着怎样的必然和机缘?您与外国文学研究界有着广泛的交往,这并不奇怪,但同时您也与许多

海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文学学者有着长期的交往,这与您的学术历程有着怎样的关系?

谢天振:我走上译介学研究的路,的确有内在和外在因素的作用和一些机遇。从我自身而从外在因素而言,我的文学兴趣是长期形成的。

言,我的译介学研究还与中国文学界的师友们给予的影响分不开,比如贾植芳先生,还有陈思和、王晓明教授等,也许他们自己也未必意识到这一点。但在交往中,他们的学术成果和学术观点,某种程度上都是我进入译介学研究的一种动力因素。我在的后记中曾提到过这《译介学》一点。

首先要感谢比较文学这个学科。我是“文革”后较早参与到比较文学学科中来的人,最早接触比较文学是在1980年。受这一新兴学科的吸引,我认真地去了解和探索这一学科的究竟,写了三篇国内最早呼吁比较文学研究的文章,这是在我硕士研究生学习期间的事。毕业后我受命筹办杂志,也因为创办杂《中国比较文学》志的缘故,结识了贾先生。这对我的学术生涯,是个关键的转折。如果一开始不是进入比较文学领域,我今天的学术面目肯定是另一种样子了。1985年,我陪贾先生参加香港中文大学举办的国际比较文学会议,从此与他结下不解之缘。经过贾先生,我又认识了章培恒、吴中杰先生以及陈思和教授等。贾先生的人格魅力和学术视野,使我受到深深的感染,也调动了我潜在的积极性。贾先生一直倡导现代知识分子不仅要读书、教书,而且要写书、译书和编书。这对我都有很大的触动,它激发了我身上的一些内在的东西。我对翻译有兴趣,后也翻译发表“文革”了一些短篇译作,之后又培养起自己的比较文学的学科意识。在中国比较文学学科刚刚兴起之时,我就注意在其中寻找自己的研究领域和研究方向。很自然,我就把翻译研究列为自己的主攻方向,于是我就开始从比较文学的角度思考翻译问题。

具体地说,我走上译介学研究之路,有两个机遇。一是陈思和、王晓明教授主持的《重写文学史》专栏的开设,他们对中国文学史的反思,正好与我对翻译文学的思考不谋而合。思和说,天振,你也来写一篇吧。我觉得自己正有话要说,而且我想说的可能是别人不曾思考过的问题,这就是我发表的第一篇关于翻译文学研究的文章。另一方面,在参加当时国内比较文学会

议的时候,我开始有意识地谈这方面的问题。记得一次与思和一起到广州参加粤港闽三地的比当时质疑我观点较文学会议,我就谈这个问题。

的人很多。思和因为知道我的观点,在我发言时,本来正与殷国明说着话,后来见论辩声越来的味道了,殷国明悄悄越激烈,似乎有点“围攻”对思和说,要不要帮天振说几句?思和说:不用,天振自己能对付。不过,这样的质疑之声,反而激发了我对这个问题做进一步的思考,我决计写本书系统阐述这一问题,这就是后来我申报的研究项目。这些大概就是我走上译《译介学》

介学研究之路的内在动因和外部因素吧。

宋炳辉:除了上述因素之外,您对西方翻译理论的关注、研究和借鉴,应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我看到您对当代西方翻译观念和理论的转变,有的归纳。“三个突破”、“两个转向”三个突破是:从怎么译深入到对翻译行为本身的探讨;从文本研究到对译文的发起者、翻译文本的操作者和接受者的研究;将翻译置于“宏大的跨文化和跨学科语境”进行审视。两个转向,是20世纪50年代的翻译研究中的语言学转向和70年代的文化转向。

谢天振:对,这也与我一贯的学术兴趣有关。在翻译观念问题上,我与国内大多数学者的看法不同,另外,我对理论问题也一直有浓厚的兴趣。

宋炳辉:这里就涉及到如何对待理论的问题。

谢天振:我对理论一直有浓厚的兴趣。这就决定了我进入比较文学领域后,首先对比较文学学科理论进行了一系列的探讨,对各国比较文学理论和研究状况做了比较全面的梳理和研究。在此基础上,转入翻译理论研究领域,一开始是从自身的感悟出发考察翻译文学的归属问题,还谈不上严谨的理论探讨。那时,对我来说的又有一个转折点出现,那就是获得了去加拿大做高级访问学者的机会。这使我有机会接触到第一手的西方翻译理论,它们与当时国内学界所了解的翻译理论有很大的区别。之前国内介绍的翻译理论,都属于传统的翻译理论范畴,大多是一些语言学派的东西,代表性的如尤金・奈达的理论等等。而当时国内一些学者的翻译理论,并没有突破传统进行翻译的理论思考。去加拿大后,我接触了以色列学者埃文佐哈的多・元系统理论,给我很大的震撼。他的观点与我之

041

海大学学报

二!!八年第二期

042

前的一些思考不谋而合。而他的另一篇文章是专门谈翻译文学在国别文学中的地位问题,更是说出了我想说而尚未形成系统理论表述的想法。这就坚定了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也坚定了我从事译介学研究的信心。

从埃文佐哈开始,我就对当代西方翻译理・

论的另一个流派,即后来被国内称作“文化学派”的理论做了系统的研究。现在看来,我可能是国内最早注意这个流派的学者之一了吧。在这一系统梳理的基础上我发现,当代西方翻译理论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观,远远超出了我们原先对翻译的认识,这就是我所概括的“三个突破”和“两个转向”。

今天看来,这样的归纳,还是得到了学界的认同的,因此至今引用者不在少数。而且这方面的研究,不仅对比较文学学科有相应的价值,对国内翻译理论界也有一定的意义。本来我只在比较文学领域中发表关于文学翻译问题的看法,一开始并未主动参与国内翻译界的讨论。从

较文学理论著作开始采用我的观点,将译介学作为影响研究的主要内容对待,而媒介学则开始退居次位。

宋炳辉:现在看来,译介学是围绕文本展开的一种文学媒介研究,它应当是比较文学媒介学中最主要、最核心的部分。经您的阐述,译介学在媒介学中的主要地位获得了必要的凸显。具体到翻译理论研究,您先后提出了一系列理论观点。首先是提出关于文学翻译中的“创造性叛逆”问题,由此提高了文学翻译的地位,激发了比较文学研究如何发掘文学翻译这种跨文化实践的创造性因素的研究,这是您学术工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这个概念,的确是我谢天振:“创造性叛逆”译介学理论展开的一个根本点。要承认文学翻译中创造性叛逆的存在,无论是国内外的翻译研究界,都有一个过程。几千年来,我们总以为翻译是语言的转换,这种转换应完全忠实于原文,怎么能容许或者承认翻译中的创造性叛逆呢?但这种观念其实混淆了主观意愿和客观结果之间的界限。译者主观上也许的确想忠实于原文,但客观上又确实存在着译文与原文之间的背离,也即创造性叛逆现象。法国文学社会学家埃斯卡比曾说过这样的话:翻译总是一种创造性叛逆。这给我很大的启迪,似乎一下子照亮了我的思路,我好像看到了文学翻译的“实质”和翻译研究的巨大学术空间。于是我接过这个命题并加以阐发,由此引出了一系列相关命题,比如翻译文学的归属问题。因为只有承认文学翻译中创造性叛逆的存在,才会意识到翻译文学不等同于外国文学,才会去进一步思考它到底应该有怎样的地位。从翻译文学归属问题,我又引出了对翻译文学史和文学翻译史问题的思考。

如果说我对国内翻译研究还有所贡献的话,那么从理论上厘清了翻译文学的归属问题,同时区分了翻译文学史、文学翻译史两者间的关系,也许是其中的一个吧。由此可见,翻译的创造性叛逆是一个最基本的译介学命题。

宋炳辉:从西方学术发展的背景而言,它与

海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世纪90年代开始,翻译界的学术活动开始

邀请我参加,我才将这方面的观点在翻译研究界发表。记得在第一次翻译学科的专门研讨会上,我以“国内翻译界对翻译理论和翻译研究认识的三大误区”为题的发言,还引起很大的震动,争议很多。有人告诉我,在我发言时,台下的情景很是有趣,有人猛点头,有人猛摇头。

宋炳辉:从某种意义上说,您的学术兴趣和后进学术活动,从学习外语和文学起步,“文革”行比较文学学科理论的探讨,又将比较文学的译介学研究成果,回到翻译研究界去,并且引发热烈的讨论,40来年的历程,似乎兜了一个大圈子。不过,这个圈子,又使您的研究成果和学术观点在比较文学、外国文学、中国文学和翻译学等多个学科领域,发生程度不同的影响。在我的印象中,所谓译介学研究,本来只属比较文学影响研究中媒介学的一部分,经过您若干年来的倡导和系统研究,现在已成为比较文学学科中一个相当活跃的分支学科,一个极富活力的学术生长点。对了,这个概念是否由您“译介学”首先提出的?

谢天振:那倒不是。我记得卢康华、孙景尧在中,就使用过这个术语,只是《比较文学导论》

并没有作为特定的研究领域加以具体论述。我的工作是将它从媒介学中分离出来,并赋予特定的意义。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多数比

20世纪西方学术的语言学转向有关,在这一学

术转型的背景下,对语言本质的认识发生了转变,那种将语言作为一种透明的交流工具的传统语言观受到挑战。语言不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无色透明的简单的媒介工具,而是人的存

在的一部分。不再是供人们用来给经验、社会关系、物体命名的工具,而是蕴含着人类对世界的某种基本信念的范畴体系。从罗素的语言与世界的到维特根斯坦的语言“符合-对应说”“量杆说”,从海德格尔的人是语言的存在者,到伽达默尔的语言是人与世界的本质关系理论,从卡西尔到洪堡特再到克罗齐,西方思想史上的语言学转向,几乎遍及所有人文社会学科的各个领域。

谢天振:这个学术背景,具体到翻译研究界,也就是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翻译研究的文化转向。

宋炳辉:在我的理解中,您所提出的译介学系列理论命题中,在文学界引起最激烈反响的可能是翻译文学的国别归属问题了。

谢天振:对。当时上海的杂志对此有《书城》过一番争论。我的文章就是对这一争论的参与。这次争论其实就与贾先生及陈思和教授有直接的关系。

宋炳辉:记得当时贾先生主持编辑了《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他在编辑过程中竭力主张把。诗现代外国文学翻译书目编入其中,与小说、歌、戏剧、散文等文体创作并列,并在序文中明确阐述了他的观点:“外国文学作品是由中国翻译家用汉语译出,以汉文形式存在的,它在创造和丰富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其贡献与创作具有同等的意义与价值。贾先生把创作与翻译比作车”之两轮,鸟之两翼,缺一不可。此文发表后,便有学者在杂志发表质疑。《书城》

谢天振:然后我也著文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久又有反驳文章登出。我随即又做进一步申说。当然,类似对翻译文学作为中国文学一组成部分这个观点的质疑,在等其他杂志《外国语》上也都陆续有所发表,这说明将外国文学等同于翻译文学的看法也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值得欣喜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两者间的区别,并开始逐渐接受我的观点。

宋炳辉:对。据我所知,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界对近代以来如此大量存在的翻译文学现象,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给予重视和研究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学界关于翻译文学的研究著作和论文也日益增多。

谢天振:我也很感谢陈思和教授。他在时,将翻译《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01年主编

文学独立设卷,并邀我主编。到我刚刚编完的

为止,这套丛书的编辑出“2007年翻译文学卷”

版已持续7年了。对我来说,这项工作可算是在实践上去印证翻译文学的真正归属。

宋炳辉:这种做法在某种意义上也接通了近代文学研究界的学术观念。就在贾先生主编时,他还参与了施蛰存《中国现代文学总书目》

先生主编的《中国近代文学大系》。在这套大型文选中就有三卷这样看来,从近“翻译文学集”。代文学到当代文学研究界,其实都开始正视翻译文学作为中国文学一个独特部分的存在了。不过,如何在理论上界定翻译文学,如何在与外国文学和本土创作文学的区分中确定其本质属性,其中还有着比较大的研究空间。

此命题的潜在研究空间也吸引谢天振:对。

了许多学者的参与,有的还就此做出了比较完整的论述。比如北师大的王向远教授,他在《20世纪中国的日本翻译文学史》和《翻译文学导论》等论著中,对这一问题有非常深入的探讨。

宋炳辉:我想请教谢老师。您所提出的翻译文学国别归属按作家或者译者的国籍来论定。这一观点肯定也曾受到质疑吧,对此您能否做一个简单的说明?

谢天振:就在2005年,一位香港学者还对此提出过质疑。他从香港特定的地域性出发,认为如果从作者(译者)的国籍来判定文本的国别属性,那怎么对待那些没有特定国籍、或者具有双重和多重国籍的作者(译者)呢?对国籍问题的考虑,我其实区分了两种情况,一是主流部分,在我们编写国别文学史的时候,最后的断定标准只能是作者的国籍,因为如按写作语言来区分,会遇到太多的问题。另一方面,也的确还存在某些无国籍或者双重国籍作者的情况,特别是在双重国籍的作者中,有一些非常著名的作家。我的分析是,如果他的创作有两个时期的话,其前期拥有A国籍,后期加入了B国籍,那就分别纳入两个国家的文学史去论述。比如林语堂,他的前期创作属中国现代主流作家,后期在美国的英文写作则属美国少数族裔作家。纳博科夫等都属此类。T.S.艾略特、

从作家的归属问题入手,我进一步推导出翻译作品的国别归属问题。翻译文学的“作者”就是译者,因此译作的国别归属就应以译者的国籍为依据。其他如写作语言、出版发行地和传播地域,包括文本的题材等因素,都不可能成为区分译作国别归属的有效依据。当然,这种区分

043

海大学学报

二!!八年第二期

044

也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这位香港学者提出的无国籍情形,确实比较特殊。但作家无国籍,译者未必也无国籍啊,我们还是可以由此做一个判定。

您这宋炳辉:这里或许可以做这样的说明。身里说的“国籍”“国籍”,不一定非得是具体的

份。因为国籍观念是建立在现代民族国家意义上的,它被用来处理现代国际关系之下的民族归属区分是基本有效的。不过也有另外的情形,比如在处理中古以前的文学时,那时还没有国籍的概念,我们怎么对待一些具体的作(译)者及其作品呢?或者往后看,假如将来无国籍、多重国籍者以及经常在多个国家或者文化中漂移的作(译)者越来越多了,以国籍为区分标准是否会遇到更多的呢?我的意思是,是“特殊情况”否可以在国籍标准之上再加上作(译)者文化归属作为区分的标准呢?比如作(译)者的写作和翻译实践总会体现出其民族和文化立场、他的期待读者等。如果将这些因素综合考虑进来,在解决文学国别归属问题的时候,是否可能更有弹性一些呢?

谢天振:你倒是提出了一个有关翻译文学史的比较有意思的问题,从时间上往前追溯,往后推测。不过,往前追溯的话,在近代以前的文学史上,翻译文学的国别属性不太成问题。往后看的话,倒是可能会出现你所说的那种情况,很值得去探讨。但从目前来说,我并不主张将译者的期待对象作为判断译作归属的因素加以考虑。为什么呢?翻译文学不仅包括外译中,还包括中译外。前者数量多,在民族文化和文学生活中又占重要的地位。后者尽管数量少些,但也不应被忽略。如果将翻译期待对象作为译作归属的判断依据,就可能会造成某种混乱。比如杨宪益翻译的是中国的翻译文学呢,还是《红楼梦》英国的翻译文学?显然应该属于前者,应该属于完整的中国翻译文学的一部分。

宋炳辉:但这里也许又包含某些有待解决的问题。如果从文学和文化功能的角度阐释和确定翻译文学的归属和价值的话,必定要将译介主体、译介实践、翻译文本及其接受者诸因素放到具体的历史文化语境中加以综合考察。从这个意义上看,类似杨宪益的中国古典文学外译实践,在何种意义上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实践的一部分,是否还有待做进一步的分析呢?

谢老师,从到《译介学》《翻译研究的新视

野》,再到刚出版的,您在这几部《译介学导论》书中反复论述了翻译文学史和文学翻译史的区分。对此您能否做一个简单的概括?

谢天振:对于这一区分,之前学界的认识一直比较模糊。我是从对陈玉刚先生的《中国翻译文学史论稿》分析开始,试图进行这种区分。陈著是新时期第一部翻译文学史,在中国翻译文学史研究中有其筚路蓝缕之功,但与我心目中的翻译文学史仍有相当距离。他是以描述文学翻译事件作为基本任务的,尽管也兼顾一些译者的活动,但仍将其局限于事件叙述中。在我看来,翻译文学史本质上应是文学史,而作为一部文学史,应该具备三个基本要素,即作家、作品和事件。这里的包括原作家—“作家”——披上中国外衣的外国作家和译者;作品即译作。值得欣慰的是,陈著的主要编写者后来对我的看法还是表示赞同和接受的,在此书的修订版中还吸取了我的意见。我自己也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实践探索,先后主编和与人合作编写了《中国现代翻译文学史》和《中国20世纪外国文学翻译史》等。

宋炳辉:在《中国20世纪外国文学翻译史》的导论中,您再次论及翻译文学史和文学翻译史的区分和写作设想。您提到,外国文学翻译史的写作是翻译文学史编写的基础工作。但我注意到,您的这一理论表述和您前几年在研究工作上的程序并不一致,您的《中国现代翻译文学史》———就是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的那部———在前,而在后。《中国20世纪外国文学翻译史》

这是不是意味着您在两种历史叙述的关系问题的思考上又有了新的进展呢?

谢天振:那倒不是。我对文学翻译史和翻译文学史的想法是基本一贯的,没什么大的变化。至于实践上有前后之别,也是由于某种客观原因,因为我当时觉得,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翻译文学的认识问题。所以我先将《中国现代翻译文学史》作为国家重点课题申报,同时又有出版社约我写,我就邀查《中国20世纪外国文学翻译史》明建博士和我一起做这项工作,只是在第二部书的前言中对此做了更明确的表述而已。

宋炳辉:还要请教一个问题。您在对文学翻翻译观念的变译史做界定时,提到将翻译风格、

化作为文学翻译史的一条重要的论述线索———

谢天振:在文学翻译史中,翻译事件是它的主线,而主体是译者,那么译者的翻译风格肯定

海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是主要的考察对象,另外还包括他对翻译题材的选择、对本土文学事业所做出的贡献等。

宋炳辉:对,由此我想到一个问题。您在进行文学翻译史叙述时,会不会涉及一系列非常具体的翻译文本的分析?因为从翻译事件的角译作的产生背景、度而言,已经把对象的选择、

译者对译作的解释等因素加以考察,这些其实但如果都是文本周围,围绕文本而展开的东西。文学翻译史要描述翻译观念的演变,是否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对不同时期、不同译者的译本进行批评,以之作为文学翻译史论述的前提。

谢天振:你倒是对文学翻译史观念提出了一个新的意见,也是对传统文学翻译史观念的一个拓展。如果把译文的文本分析和批评作为一个前提性的工作和重要组成部分来做,我相信文学翻译史的研究会更具有扎实的基础和宽阔的视野。其实近几年出版的一些著作,已经体现了这方面的努力,比如孙致礼的《英美翻译文学概论》等。

宋炳辉:另外可能还包括重译研究,即经典语调、文本在不同时期、不同译者那里,在文体、意象,特别是对具有突出源语文化特性的短语、词汇的不同处理方式的比较研究,梳理和描述这种不同翻译方式的演化过程,分析其背后的历史文化因缘等等。如果这方面的工作得以深入,可能有利于翻译文学史和文学翻译史的进一步区分。

谢天振:对。翻译文学史所处理的作品,主要考察译作的题材、形象、写作手法对译入国的风格等影响和接受;而文学翻译史则关注语言、文本内的不同的翻译方式。

宋炳辉:我的简单理解是,如果从学科立场和出发点来看翻译文学史与文学翻译史的区分,翻译文学史可能更倾向于和国别文学相关,而文学翻译史则更倾向于和翻译学研究。

谢天振:对,我同意你的这个判断。宋炳辉:另外,翻译的标准问题是翻译界长期争论、也长期受其困扰的一个问题。您是如何看待文学翻译标准的?与此相关,我们到底怎样来对待翻译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我想,在您的研究中,一定对这些问题有您的处理方式。

谢天振:翻译的标准问题、翻译理论与实践的关系问题,关键在于翻译观念问题,进而是翻译研究的对象问题。现在的那些激烈争论,背后

其实都包含着翻译观念上的差异或对立。在我看来,国内翻译界大致还没跳出传统的翻译观。译介学研究给我的启示是,翻译研究不能只在语言文字转换的层面展开,这个层面关注的问题很实际:就是怎么译。我在教学和研究中,通过对2000多年中外翻译史的梳理,对于传统

翻译观的历史形成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即这一传统的翻译“忠实于原文才是好的翻译”观念是如何形成的。

宋炳辉:您是把对这个问题探讨转换了一个角度。即在您看来,翻译观念和翻译标准,不是固定的东西,相反是在历史中形成的。您追问的不是某种固定的翻译标准,而是那种被传统普遍认同的翻译标准是如何形成的。

谢天振:对,几千年来形成的那种翻译标准,其实是随着翻译对象的变化而变化的。我们现在所处的语境,已与传统有很大差异。从前的翻译对象,不是宗教典籍就是人文社科经典,在以这些对象为主的翻译活动中,翻译观念理所当然是忠实于原文。但二战以后,许多前殖民地国家先后独立,国族之间的交往日益频繁,交往的内容也不再局限于宗教、文化和文学典籍的传播,特别是经济成为交往的基础和主流部分,在此情况下,翻译的功能问题就大大凸显了。我们的翻译观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包括我常常举例的对可口可乐那样的商品品牌的翻译,电影片名的翻译等等,为了商品的促销,功能因素的考虑在翻译中常常是决定性的,而忠实性则往往退居其次。因此,今天我们必须确立一种多元的、历史的翻译观念。同样,翻译的标准也不是唯一的、固定不变的。如果在文化功能的意义上讨论标准问题,翻译在读者(受众)中的效果、翻译对象的传播力就是翻译标准了。在这一点上,德国的功能翻译理论值得我们借鉴。

当然,这里要强调的是,上述分析并非主张在对翻译工作者进行基础能力训练的时候,放弃的规范要求。有人正是在这一“忠实于原文”

点上质疑翻译观念的更新和翻译研究的文化功能考察。你提倡翻译的多元标准,不是让翻译教学和训练无所适从吗?这其实是一个误解。因为翻译教学和训练,与翻译的文化研究并不是同一层面的问题。

宋炳辉:是不是可以这样来概括。翻译忠实于原作这一传统标准最直观的体现是双语词典,但词典所体现的词语对应本身也是在传统

045

海大学学报

二!!八年第二期

046

中形成的。因此,以忠实作为训练的前提目标,其包含的文化意义,就是把几千年翻译实践已经形成的传统,作为一种规范习得继承下来。但当其开始从事具体翻译实践,或者对翻译实践进行研究的时候,则必须把历史形成的传统规范和标准作为研究对象来看待,而不能把它当做既定不变的、先在的准则。换句话说,要把历史形成的传统作为一个研究对象,作为一个问题进行拷问。在这个意义上,化的翻译训“忠实”练和历史化的翻译研究两者之间并不矛盾。

谢天振:对,是两个层面的问题,而不是同一层面的两个对立的、矛盾的问题。

宋炳辉:还有一个是对理论本身的看法问题。我记得您曾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提出,有两种理论,即应用性理论和描述性理论。

谢天振:对。我们的民族特性比较务实。谈翻译理论,总要考虑它的实用性,即如何指导具体翻译实践,但往往忽视描述性理论的存在及其价值。这可能是目前国内翻译研究缺失的一种表现吧。但近几年随着西方翻译理论的大量引进和介绍,加上年轻一代学者的不断成长,这种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描述性理论对于翻译研究的意义。

宋炳辉:在我看来,您的译介学理论一系列命题,对于翻译问题的新阐释,创造性叛逆命题的提出,对翻译文学归属问题的研究,包括在翻

译文学史和文学翻译史编写上的建设性实践和翻译文学和国别文学的理论探讨,对比较文学、

研究都有积极的意义,同时也表明,在这些不同的学科之间有很多相互沟通和借鉴的可能性。从学术与本土资源的关系角度讲,您的译介学研究,对如何理解中国文学和文化从近代以来的发展尤其有着特殊价值,这种特殊意义体现在,与其他民族文学相比,翻译文学作为一个大量的事实存在,对近代以来的中国文学生态而言是一种特别重要,而又相当特殊的现象。也就是说,在中外文学交往过程中,中国是一个文学的大国。而对翻译文学这部分特殊文学“入超”

存在的研究,无论对确立中国比较文学还是国别文学研究的学术文化主体性都有着无容置疑的作用。而您的译介学研究,对其有着重要的启发意义。

谢天振:对,这一方面的工作需要学界同仁的共同参与。所幸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包括不同专业的博士硕士生的研究课题,都开始运用译介学的理论、方法和角度展开各自的研究。这既反映了这一理论本身被接受的程度,也预示着在学术界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译介学研究必定会有更好的前景,并在多个学科之间进一步拓展出更加开阔的学术空间。

(责任编辑

单丽娟)

海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比较文学》

主编谢天振

2008年第1期要目(总第70期)

比较文学学科理论建设差别与对话

跨学科比较文学如何深入

———试论美学个人主义的启示意义翻译研究

关于翻译文学和翻译研究的几点思考

谢天振

姑丽娜尔・吾甫力

朱易安

马伟赵毅衡姚京明

人物访谈

李枫段怀清

格林童话在中国的译介与接受

杨武能

付品晶

孔建平

中法文学专辑作为诗歌比喻的汉语

到马瑟的———从谢阁兰的《碑》《汉语课》盛成:20世纪中法文化对话中的重要见证人———兼谈与瓦莱里和罗曼・罗兰的交往的诗意形式和中国空间《碑》

研讨会

“中法两国在文学中的相遇———踏着谢阁兰的足迹”

孙敏胥弋秦海鹰

乐黛云

论小序》的外来影响《〈昕夕闲谈〉新感觉派:文学汉语与都市体验

张和龙文贵良

9-19世纪的维吾尔族翻译文学论宇文所安的唐诗译介叙述在否定中展开

—《黄金时代》——四句破,格雷马斯矩阵,埃萨・德・克罗斯笔下的中国形象消极浪漫与神学美学

———以柯勒律治的诗歌及相关作品为例《三教平心论MartineCourtois著张华译

范文九:论温州精神在郑振铎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中的体现 投稿:曹鄉鄊

摘 要: 郑振铎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杰出的文学家和翻译家,他在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从出生到成年这段时期一直在温州生活学习,因此温州精神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而他在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上取得的成就与温州精神对他的影响有紧密的联系。本文将通过对郑振铎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的仔细分析,解读温州精神在其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中的具体体现。

关键词: 温州精神 郑振铎 翻译理念 翻译实践

1.引言

郑振铎(1898-1958)是我国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诗人、编辑家,也是一位硕果累累的翻译家。林煌天主编的《中国翻译词典》和方梦之主编的《中国译学大辞典》都将他收录到中国翻译家的名目之下。胡愈之在《哭郑振铎》一文中写道:郑振铎“是一个多面手……不论在创作和翻译方面,不论是介绍世界文学名著或整理民族文化遗产方面,……都做出了平常一个人所很少能做到的那么多的贡献”。郑振铎于1921年与沈雁冰共同组织成立了文学研究会,并主编刊物《小说月报》。他以文学研究会为依托,提倡文学翻译,他一生翻译成果丰硕,对我国文学和翻译事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翻译了大量外国优秀文学作品,有俄国文学、印度文学、希腊、罗马文学和美国欧·亨利的短篇小说、德国莱辛的寓言、丹麦的民歌,等等。

郑振铎出生和成长在温州,他的父亲在温州当过职员,因而可以说温州是郑振铎的故乡。他自己也常向人们说:“我是喝瓯江的水长大的,我是瓯江的儿子。”(郑尔康,2002:22)他从出生开始一直在温州生活学习。直到19岁考上北京铁路管理学校,他才离开温州到北京求学。从出生到成人的这段经历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瓯越大地的耳闻目染也使温州精神在他身上根深蒂固,这为他以后在翻译、文学等方面取得重大成就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2.温州精神简介

温州从来都不乏特有的精神,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温州精神”被很多学者予以高度概括。其精神实质即“自主改革、自担风险、自强不息、自求发展”,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四自”精神。著名经济学家钟朋荣曾将“温州人精神”即“温州精神”概括为四句话:白手起家、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不等不靠、依靠自己的自主精神;闯荡天下、四海为家的开拓精神;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创造精神。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阐述“温州人精神”时认为:“就是不甘落后,敢为天下先,冲破旧框框,闯出新路子。”温州市委书记钱兴中在纪念叶适诞辰850周年暨永嘉学派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则把温州精神的核心定位为“务实创新”。《温州区域文化与温州精神的塑造》一文的作者认为温州精神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吃尽千辛万苦”的勤劳精神、“走遍千山万水”的创业精神、“走进千家万户”的实干精神和“想尽千方百计”的创新精神。(颜弘、龙玉祥,2007:36)

接下来,笔者将重点剖析温州精神在郑振铎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中的具体体现。

3.温州精神在郑振铎翻译理念与翻译实践中的体现

3.1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的体现

温州精神体现出敢为人先。敢为人先体现了温州人的“大开大合”,不安于现状,不满于条条框框,敢于争先,第一个敢“吃螃蟹”,第一个敢“破框框”,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方立明、薛恒明、奚从清,2006:123)这种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也体现在了郑振铎的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中。

3.1.1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在翻译实践中的体现

郑振铎所翻译的作品主要包括俄国文学作品、印度文学作品、希腊和罗马文学作品等。郑振铎往往选择别人很少注意的国度的作品进行翻译,这无疑带有填补空白和开风气的意义。

郑振铎对于翻译文本的选择,既切合新文化运动的时代要求,又对新文学有所裨益。他与耿济之一起于1920年夏最早翻译了《国际歌》,鼓舞着几代共产党人为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浴血奋战。他于1922年翻译了泰戈尔的诗选《飞鸟集》,成为我国较为系统地译介和研究泰戈尔的第一人。郑振铎是我国较早的比较系统地介绍希腊、罗马文学的人之一。早在1929年,郑振铎就出版了《恋爱的故事》为书名的连载《希腊罗马神话传说中的恋爱故事》,第二年又在《小说月报》上连载了《希腊罗马神话传说中的英雄传说》。

3.1.2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在翻译理念中的体现

郑振铎的很多翻译理念和主张都开了我国相关研究的先河,可以算是中国近代史上全面探索翻译理论的开拓者。

3.1.2.1首次介绍并评析了泰特勒的翻译三原则

在《译文学书的三个问题》一文中,郑振铎首次向国内翻译工作者介绍了英国翻译家泰特勒《论翻译的原则》一书及其中的三原则:“I.译文必须能完全传达原文的意思;II.译作的风格和态度必须与原作的性质一样;III.译文必须包含原文所有的流利。”就泰特勒的这三个原则,郑振铎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看法。他认为第一条原则即“忠实”是第一要义;其次认为应该在“忠实”的前提下,把原文的风格和态度重新表现在译文里,但强调翻译不能走“死译”和“放纵”两个极端。

3.1.2.2首次提出统一“文学上名词”的问题

1921年6月郑振铎在《小说月报》上发表了《审定文学上名词的提议》。所谓“文学上名词”指的是翻译中“关于文学史上的,关于文学评论上的,及文学作品中所有的名词”等。当时这类名词的汉译名非常混乱。郑振铎认为这样会导致读者的误会,也会给译者或研究者带来很大的不方便。因此,郑振铎首次郑重提出统一“文学上名词”的问题,并且在当时发行量第一的文学刊物上展开讨论。这对于我国文学翻译事业的发展,是起了较大作用的。

3.1.2.3第一次从理论上探讨重译问题

“重译问题”也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国翻译界亟待从理论上说明的现实问题。当时由于中国懂英文的人较多,懂其他文字的人甚少,而这很少的人中从事翻译的更少,所以不少非英语作品,如俄国文学作品被介绍到中国,就大多是从英文重译的。为了减少重译中的差错,郑振铎提出了重译的“慎重与精审”的原则,那就是“重译者最好能择译本中最可信的译本来做根据,来重译;如译本有两本以上,应该都把它们搜罗来,细细的对照一过;译完后,应该叫通原本文字的人,来把它与原本校对一下”(陈福康,2000:225)。郑振铎的这些论述是从实际出发,第一次从理论上探讨了重译问题。   3.1.2.4最早评述中国近代翻译史

郑振铎最早对中国近代的翻译文学史进行了评述。在《清末翻译小说对新文学的影响》一文中他提出对于中国近代翻译文学史的研究,应该放在十七世纪以后整个中国社会历史的发展和中西文化交流的大背景中进行考察。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从1600年到1894年是“西洋文化接触的时期”;从1894年到1917年,则是“政治教育改革时期”;从1918年至当时的30年代,是“伦理与文学的改革时期”。郑振铎还认为只有注意到这个发展路线,才能看清近代翻译史“是怎么的跟着时代而演变,跟着时代而发展”。这些见解与当前翻译研究的文化学派的观点有着不少相似之处。特别是通过对近代文学翻译史的研究,指出了清末翻译和“五四”翻译的本质差异,认为清末翻译是“无意识的介绍”,而“五四”以后则是“有意识的介绍”。郑振铎的这些论述,为中国近代文学翻译史定下了一个框架和基调,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3.2求真务实的实干精神的体现

温州区域文化的核心是永嘉学派,而永嘉学派思想注重实际,主张实事求是,要求学问要经世致用,反对空谈误国,主张尊重客观规律,认为学术应服务于社会生产实践。这种价值观塑造了温州人求真务实的精神。温州人善于从实际出发,不人云亦云,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确立发展目标。(颜弘、龙玉祥,2007:36)这种求真务实的实干精神也充分体现在了郑振铎的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之中。

3.2.1译作的选择

郑振铎认为:“在世界没有共同的语言之前,翻译家的使命是非常重大的。就文学的本身讲,翻译家的责任也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在哪一国的文学史上,没有不显出受别国文学影响的痕迹的。而负这种介绍的责任的,却是翻译家。”(陈福康,2000:221)郑振铎还认为:“翻译者一方面觉得自己工作的重要和光荣,一方面也须感得自己责任的重大,而应慎重—十分慎重的—去做介绍的工夫。”他在对翻译文本的选择上体现了对慎重翻译的思考。在《盲目的翻译家》一文中,他指出在译介外国文学时不能盲目翻译,认为“自文学在英美职业化了以后,许多作家都以维持生活的目的来写他们的作品,未免带着铜臭,且也免不了有迎合读者的心理的地方”。他呼吁道:“翻译家呀!请先睁开眼睛看看原书,看看现在的中国,然后再从事于翻译。”(陈福康,2000:221)由此可见,郑振铎是多么强调翻译家的社会责任感,认为翻译作品的选择应根据具体形势而定。就当时而言,翻译文学要配合当时的斗争,从实际出发,真正符合当时的国情,要能起到“足救时弊”的作用。郑振铎本人就是据此身体力行的。他的大多数作品都是“有所为”,都是为反映人生和改造人生而作的(陈福康,2010:445)。比如他与耿济之合译的《国际歌》鼓舞着众多共产党人为理想而奋斗;他对俄国文学作品如《灰色马》、《沙宁》的译介则掀起了翻译俄国黄金时代、白金时代文学的热潮。在此基础上,郑振铎进一步阐述了译本选择的明确目的性,概括起来主要有两点:一是能改变中国传统的文学观念;二是能引导中国人到现代人的人生问题,与现代的思想相接触。

3.2.2对文学可译性问题的思考

“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随着外国作品大量译介到国内,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文学作品的重要性。然而,随着人们对文学本质的认识的提高,有些人却对译作能否保持原作的思想与艺术之美公开表示怀疑。他们认为文学书是不能翻译的,至于诗歌,多数人更认为是绝对不能翻译的。此时,郑振铎充分体现了他的实干精神。他从自身从事文学翻译的实践出发,主张实事求是,尊重客观规律,就人们的质疑提出了基于自身实践的合理解释。郑振铎将这些人的观点分为两类,一类可称是“通俗的”,即强调文学的风格是乡土的、固定的,无法翻译的;另一类可称是“哲理的”,即更强调作品的思想、风格与文字之不可分性。针对这些观点,郑振铎明确提出:“文学书是绝对的能够翻译的,不惟其所含有的思想能够完全的由原文移到译文里面,就是原文的艺术的美也可以充分的移植于译文中——固然因翻译者艺术的高下而其程度大有不同——不独理想告诉我们是如此,就是许多翻译家的经验的成绩,也足以表现出这句话是很对的。”(陈福康,2000:215-216)他指出了“思想”是“完全”能译,“艺术的美”是“充分”能译;他同时指出不独理论上应得出这个结论,而且实践上也足以证明这一点。他还认为文章的“风格”只不过是“表白”的代名词,而文学里的“表白”,其意义就是翻译思想而为文字;由于人类的思想具有共通性,因而“风格”也是可以在各种语言中转移的。针对哲理类文学不可译论,郑振铎引用了Element of Style一书中的话表明见解:“大多数的‘表白’是可以随人之意的,所以他与思想是分离的。就好比‘思想’是水,‘表白’是载水之器;无论载水之器的形式如何的变换,水的本质与分量总是不会减少的。”这就说明,同一思想是可以由作者任意表现于任一表白或风格中,因此,同一思想也是完全可以表现在一种以上的文字中的,也就是说作品的思想是可译的。至于诗歌,郑振铎指出:“如果译者的艺术高,则不惟诗的本质能充分表现,就连诗的艺术的美—除了韵律外—也是能够重新再现于译文中的。”郑振铎的这些精彩的论述从理论上消除了某些译者与读者的疑虑,有利于我国翻译事业的发展,在当时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3.3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创造精神的体现

温州人敢于冒险和富于进取的秉性锻造了温州善于创新的精神品质。郑振铎在其翻译实践和探索翻译理念的过程中充分体现了这种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创造精神。郑振铎对于翻译有其独到而深刻的见解,他的翻译理念对于“五四”时期我国翻译事业的发展起到了示范作用,有力地推动了我国翻译事业的发展。

3.3.1提倡语言的欧化

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无论是反对文言、提倡白话,还是新诗写作,翻译文学都在某种意义上起到了重要的先锋引领作用。(靳哲,2011:14)翻译家韦努蒂认为,当民族文学“处于出于年轻期,或正在建构过程中”、“处于边缘的,或弱小的”、“处于危机或转型期”这三种情况下时,翻译文学通常在文学系统中占主导地位,反之则会居于次要地位。(许钧,2009:137)而“五四”时期正是我国文学的转型时期,外国翻译文本日益增多,欧化的翻译方法深受翻译界喜爱,如郑振铎翻译泰格尔的诗选《飞鸟集》就采用了欧化的翻译方法。这种欧化的翻译方法给白话文提供了新颖的表达方式,对我国当时的“废文言,兴白话”运动起到了推动作用。   郑振铎较早提倡我国语言的欧化,这体现了他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创造精神。他明确表示,如果不对文学的“形式”或“文法”改造,再好的想象也无法充分表达出来。同时他还纠正了对于欧化的误解,表示欧化和“引进欧洲的普通文法”不等于简单的模仿。他还认为,对于语体的欧化,有一个程度,就是,“他虽不像中国人向来所写的语体文,却也非中国人所看不懂的”(郑振铎,1985:326)。

3.3.2翻译的作用

郭沫若在致《时事新报》副刊《学灯》主编李石岑的信中称:“我觉得国内人士只注重媒婆,而不注重处子;只注重翻译,而不注重产生……翻译事业于我国青黄不接的现代颇有急切之必要,虽身居海外,亦略能审识。不过只能作为一种附属的事业,总不宜使其凌越创造、研究之上,而狂振其暴威……总之,处女应当尊重,媒婆应当稍加遏制。”(陈福康,2000:217)郑振铎认为这种将翻译文学只是作为创造我国新文学的准备,翻译文学不过是权宜之计的观点是对翻译功用的蔑视。郑振铎认同翻译的作用有类于“媒婆”,但翻译的功用更近似于“奶娘”。郑振铎在《处女与媒婆》一文中回应郭沫若:“他们都把翻译的功用看差了。处女的确应当尊重,是毫无疑义的。不过视翻译的东西为媒婆,却未免把翻译看得太轻了。翻译的性质,固然有些像媒婆。但翻译的大功用却不在此……如果在现在没有世界通用的文字的时候,没有翻译的人,那么除了原地方的人以外,这种作品的和融的光明,就不能照临于别的地方了。所以翻译一个文学作品,就如同创造了一个文学作品一样;他们对于人们的最高精神上的作用是一样的。”(郑振铎,1985:388)郑振铎指出:“翻译的功用,也不仅仅为媒婆而止。就是为媒婆,多介绍也是极有益处的。”(陈福康,2000:218)郑振铎在《翻译与创作》中创造性地阐述了翻译的“奶娘”地位:“翻译者在一国的文学史变化更急骤的时代,常是一个最需要的人。虽然翻译的事业不仅仅是做什么‘媒婆’,但是翻译者的工作的重要却更进一步而有类似于‘奶娘’……我们如果要使我们的创作丰富而有力,绝不是闭了门去读《西游记》、《红楼梦》及诸家诗文集,或是一张开眼睛,看见社会的一幕,便急急的捉入纸上所能得到的;至少须于幽暗的中国文学的陋室里,开了几扇明窗,引进户外的日光和清气和一切美丽的景色;这种开窗的工作便是翻译者所努力做去的!”(陈福康,2000:219)郑振铎对于翻译“媒婆”作用和“奶娘”地位的论述既形象又精辟,将翻译的作用描述得生动易懂,充分体现了郑振铎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创造精神。

3.3.3关于“信、达、雅”的辩证关系

对于“信、达、雅”三字理论,郑振铎也给出了自己创新性的解释。郑振铎明确指出:“‘信’是第一条信条”;“能‘信’便没有不能‘达’的”;“凡不能‘达’的译文,对于原作的忠实程度,便也颇可怀疑”。也就是说,不“达”也无以至“信”。至于“雅”,他认为“是不必提及的”,认为这不应当是译者首先考虑的问题。他批评“严氏的‘雅’往往是牺牲‘信’以得之的”,不足为训。

关于“直译”与“达”、“雅”的关系,他认为:“直译的文章,只要不是‘不通’的中文,仍然是‘达’。假如将原文割裂删节以迁就译文方面的流行,虽‘雅’,却不足道矣。所以我们的译文是以‘信’为第一义,却也努力使其不至于看不懂。”郑振铎的这些论述在当时是很少见的,也十分精当。可以说,他的这些论述无疑是具有开拓意义的,也体现了他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创造精神。

通过对郑振铎的翻译实践和翻译理念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在郑振铎的翻译思想和翻译实践中,很清晰地体现出温州精神的印迹。这证明,郑振铎进行翻译实践和形成翻译思想的过程中,温州精神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正是由于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求真务实的实干精神,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创造精神的驱动和激发,郑振铎才在翻译实践和翻译理念上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就。

4.结语

综上所述,郑振铎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就翻译方面进行了比较系统、完整的论述,其中包括一些重要的理论问题,如:关于文学作品的可译性,对于泰特勒翻译理论的介绍,关于翻译的作用、关于“信”、“达”、“雅”的辩证关系,对于整个中国近代文学翻译史的评述以及关于文学译名的统一等问题。这些问题多半是他首先提出来的,无疑对中国翻译理论的全面探索具有启蒙和开拓的重要意义,这也充分体现了郑振铎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敢于创新、善于创新的创造精神。郑振铎的翻译理念涉及霍姆斯1972年在《翻译学的名与实》中所描绘的译学建设的部分蓝图,可以说郑振铎的翻译理念当时已经构成了一个小小的翻译学体系,不愧为中国现代翻译理论研究史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译坛多面手”(王治国,2010:161)。

郑振铎主要从事翻译的时期,正是我国新文学翻译事业的基建阶段。他刻意选择别人很少注意的国度的作品进行翻译,如印度文学、希腊和罗马文学作品等,这无疑具有填补空白和开风气的意义,对中国新文学的发展无疑起了进步作用,具有一定的示范作用。郑振铎在翻译理念和翻译实践上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而温州精神在此过程之中无疑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参考文献:

[1]陈福康.中国译学理论史稿[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2]陈福康.郑振铎论(修订版)[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

[3]方立明,薛恒新,奚从清.温州精神:内涵、特征及其价值[J].浙江社会科学,2006(1):122-125.

[4]方梦之主编.中国译学大辞典[Z].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

[5]靳哲.从译本《飞鸟集》看郑振铎的翻译理念[D].河北大学,2011.

[6]林煌天主编.中国翻译词典[Z].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

[7]刘国忠.译史探真——郑振铎:中国近代翻译理论的开拓者之一[J].外语教学,2005(5):73-75.

[8]上海鲁迅纪念馆.郑振铎纪念集[C].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8.

[9]王治国.译介译作并重,译评译论兼通—郑振铎翻译理论研究[J].宁夏社会科学,2010(6):158-161.

[10]吴建明.郑振铎与翻译[J].龙岩师专学报,2001(2):81-82.

[11]许钧.翻译概论[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9.

[12]颜弘,龙玉祥.温州区域文化与温州精神的塑造[J].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07(6):33-37.

[13]叶大兵.郑振铎在温州[J].杭州大学学报,1980(3):4-6.

[14]曾晶晶.以诗意入诗,翻译理念的忠诚执行者——从《飞鸟集》看郑振铎的翻译理念[J].科教文汇(下旬刊),2007(10):190.

[15]郑尔康.星陨高秋——郑振铎传[M].北京:京华出版社,2002.

[16]郑振铎文集(第四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

[17]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翻译通讯》编辑部编.翻译研究论文集(1894—1948)[C].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4.

[18]邹德刚.浅谈郑振铎的翻译观及其翻译成果[J].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8(4):55-56.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1年度温州文化研究工程第六批社科规划立项课题(立项编号为Wyk11078)的研究成果。

范文十:谐振式电液疲劳试验机的设计外文翻译1论文翻译2 投稿:石儚儛

压电式疲劳试验机和设备

摘要

早在90年代,世界各地的人们已经找到了几种方法测试高疲劳寿命的试验样品。15年前,我们实验室设计并建成了用来测定疲劳裂纹扩展和绘制金属S-N 曲线图的超声波疲劳实验系统。我们的这些第一批研究成果刊登于ASTM STP 1231 (1994), ASTM STP1411 (2002)和2002年疲劳研究最新进展之中。本文总结了从那时起疲劳实验机和实验设备的进展。 2002 艾斯维尔公司 版权所有

关键词:超高周疲劳;压电疲劳机;高频设备

1. 介绍

从历史角度说,据说第一台超声疲劳试验机是由Mason在1950年建造的。随着计算机科学的发展,一些实验室不得不制造自己的试验机和设计可行的试验流程。美国的Willertz实验室,澳大利亚的Stanzl实验室,法国的Bathias实验室,日本的Ishii实验室和斯洛伐克的Puskar实验室是这个领域的领头羊。这些实验室的超声疲劳试验机不尽相同,但存在一些共有的部件。这其中最重要的三个是:用于产生20千赫正弦信号的高频发生器,将电信号转化为机械振动的传感器和一个控制单元早期超声疲劳试验机只用于单向(一维)和恒振幅实验,因此控制单元和其他部分不是很复杂。近20年来,最新的科技成果已经使超声疲劳实验机用于变幅载荷条件,低温高温的工作环境,扭转或多轴实验等情况。因此,设计一个现代超声疲劳实验机可能要考虑机械,电气,光学,磁学和热力学各方面因素。在法国,巴蒂亚斯在1967年根据Mason原则操作超声疲劳试验机。正如早期的论文评论中所说的一样,疲劳实验方法应用的局限一部分原因在于可用实验设备的缺乏,这迫使个人的研究者开发当时标准实验条件下没有的更先进的实验设施。

2.拉伸-拉伸拉伸–压缩疲劳试验机

如上所述,超声疲劳试验机的通用元件包括以下三种元件::

1.一个将50或60赫兹电压电压信号转换成20千赫的超声波正弦信号的发电机。

2. 一个由发电机激发的压电传感器(或磁致伸缩器),它将电信号转化为纵向 超声波和相同频率的机械振动。

3. 一个超声波放大器,将来自传感器的振动放大为施加于工件中部所需的振幅。 这三部分产生超声疲劳载荷所需的特殊设备。其它超声机器部件可能还包括记录系统和测量系统。

图1所示系统的功能是使工件在其纵向产生超声共振,振动幅度在工件末端达到最大值U0,它可以由动态传感器测出,而工件中部的拉压循环应变(负荷率为1)达到最大值产生预期高频疲劳应力。需要记录的信息应包括超声循环最大振幅Uo,疲劳裂纹的扩展,通过这些分析法和数值法,我们可以算出疲劳裂纹扩展速率da/dN,和应力强度因数Kmax。[1] 在超声疲劳试验中,最大应变值用定位在样品表面上的微型应变计直接测量,工件端部的动态位移幅值通过测量范围从1到199.9微米的误差为0.1微米的光纤传感器测得。应力放大系数可以根据这些测量数据算出。理想工件(无裂纹)的振动应力和应变也可以根据中间部分测出。经上文提到的应变计的检测,证实得出的最大应变值是准确的。此外,视频–相机–电视系统已用于控制裂纹萌生与扩展。这个系统精确到二十五分之一秒,将工件表面放大140-200倍。由于超声疲劳振动工件发生共振,对称载荷只需研究一个自由端,避免了传统设备(图2)中固定工件时的麻烦问题。如果是静态载荷,情况就会大不相同。

假设对称拉伸-压缩循环的平均应力或平均位移可以产生循环特性r>-1的复杂循环载荷。如图3所示,在工件的另一端需要一个附加操纵杆。这类试验机在研究弹塑性材料在低周疲劳和高频振动时疲劳寿命和疲劳裂纹生长特性发挥很大作用(见图3)。装配有由六个压电陶瓷构成的转换器的发电机用来提供振动能量。这种超声波发生器(900ba)是由超声波公司研制的,最大功率2千瓦,并且为机械振动的振源转换器提供了正弦信号。这种放大器在19.5–20.5千赫范围内自动保持机械系统的固有频率。转换器,操纵杆和工件构成了一个固有频率20千赫的四节点(零应力)和三个位移节点(零位移)的机械振动系统。该处的应力和位移默认为纵向应力和位移。在图4,点B,,C(连接点),点A和传感器

顶应力节点。工件中心是位移节点,这点应力最大。操纵杆必须在20千赫振动,操纵杆根据样本载荷设计,以保证B,C两点间的位移被放大,通常是3-9倍。这意味着B.C两点间的几何关系必须被确定。几何形状复杂需要用有限元方法。机械系统由传感器,操纵杆和线性工件构成。所有的应力和位移都是线性的。测量它们的幅值是十分必要的。

3。高温试验设备

测试设备包括一个中间的加热装置。图5是裂缝扩展试验系统的照片,试样上,间距5-6毫米处温度恒定。试验中,视频图像可以记录在在盒式录像带中。根据表格不难看出裂纹扩展速率为毫米/周期。对于高温实验,使用高频电感,实验的温度可以达到1000℃。计算机系统连接有热电偶板,可以把温度模拟信号传送给模数转换器,使计算机能够使用电路断路器控制试样的加热。由于杨氏模量减小,高温下疲劳试样超声共振的长度将小于室温情况下。对温度敏感的材料,这种变化必须考虑。例如,在裂纹扩展试验中,我们通常用适当谐振长度在室温条件下开始裂纹扩展实验。然后,通过切断两端,我们可以得到在高温中的谐振长度。参考[ 3] 可以找到早期设计的高温超声疲劳设备。从其系统描述我们可以研究在

22千赫,200-500C氩气环境热室高温并使用20℃水作为冷却剂时的疲劳裂纹扩展速率和疲劳阈值。

4。低温试验设备

现在我们讨论低温时实验材料的可能特性。我们实验室也研制了低温超声疲劳试验系统[ 4],在实验室中,液氮,液态氢和液态氦是用来创建一个低温环境。然而,液化气体非常昂贵,特别是液氦,假如采取传统实验方法,用于太空火箭极低温钛合金疲劳试验需要耗费很多的液化天然气,因为实验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有助于大大减少实验时间是超声疲劳实验的有一个优势。应用带有计算机控制系统的疲劳试验机工作在20千赫低温(77和20K)研究在火箭的引擎中用到的钛合金的疲劳特性。装置由三部分组成:一个恒温器,一个机械振动器和控制发电机。图6解释了该机器的主要构成,比传统的液压机简单。传感器和操纵杆的作用和它们在其他声疲劳装置中的作用相同:传感器将电信号转换为机械振动信号,操纵杆作为位移放大器。包含液化气体的杜瓦瓶冰冻用来保持试验温度恒定。只需在试样另一端增加一个操纵杆就可以完成循环特性>-1的低温超声疲劳试验。另一个低温试验系统的例子是施坦策尔的实验室[ 5 ] ,它用液态氮保证环境温度为77K.

5。薄板材试验设备

超声疲劳试样的几何通常是圆柱形或平面形,,中间部分被去除,以便形成较大应力,加速整个试验过程。,理论上讲,如果机器的激励频率与试样的谐振频率相同时,试样将发生共振。然而,将这个理论应用于实践中却不是很简单。一方面,试样的设计并非易事,另一方面,试样所安装处的操纵杆如果设计不好可能会改变系统的共振频率。这是当载荷循环特性>-1和平面试样非常薄时经常发生的状况。很久以前人们就知道使用两个操纵杆系统和加载常值平均应力可以防止共振。为了确定循环特性为0.1时循环和米每循环阈值这样的小的传播速度时的疲劳强度,已经进行了很多实验。实验的关键是如何将将薄试样固定在放大操纵杆端部。我们不能用固定普通试样(标本的厚度–长度比6–8%)时所用的一般螺丝,连接两根钢丝的方法有:铆接,螺栓连接,焊接和粘合(图7)。

6。高压电疲劳机

众所周知,用传统的机器设备很难再高压下进行疲劳试验。问题在于执行器通过墙上的高压釜产生位移,可以使用压电疲劳系统消除这个问题,因为它很容易在受压操纵杆通过跨壁压力釜时保持零位移。因此我们的实验室建造了可以工作300Bar的高压压电疲劳试验机。机器如图8所示。利用这个机器,我们已经证实氢气在压力为100Bar,室温时,具有IN 718和Ti 6Al4V相似的S-N特性曲线。

7。超声波微动疲劳

微动疲劳通常由高频率振动激发,是低振幅的振动,常发生在夹紧接头和套件中[ 7 , 8] 。微动产生的表面损伤表现为微动磨损和微动疲劳,这使得材料的疲劳性能严重下降。微动疲劳是微动和疲劳联合作用的过程。它涉及到许多因素,包括接触压力的规模和分布,相对滑

动幅度,摩擦力,表面状况,接触材料,循环频率和环境因素。为了量化这些因素对微动疲劳的影响,人们已作出很多努力,但收效甚微。更多的情况是在实验室中通过使用一个与疲劳试样紧密接触的接触垫确定微动的S-N曲线,以此确定某种降低疲劳强度的因素。但这些研究往往基于低频率的传统拉伸–压缩疲劳试验机,因此存在一些缺点:

(1)微动疲劳的滑动幅度通常与疲劳应力有关。为了改变滑动幅度,必须使用不同长度的接触垫。

(2)频率较低不适合模拟机械,声学或空气动力学这样高频微小振动循环。从另一方面讲,在一些行业如汽车及铁路,测定高达甚至到的高循环微动疲劳性能是很必要的。这样的实验肯定浪费时间,并且不经济。

在我们的实验室,20千赫频率的超声波微动疲劳试验技术已经被开发出来,可以在不改变微动垫的条件下改变微动滑移振幅。图9显示了一个实验装置示意图。它由2部分组成。第一个是被广泛应用于屈服和裂纹扩展疲劳试验的超声疲劳试验机。机器中的每个元件的共振频率都大约20千赫,其中一个自动控制单元可以确保整个系统工作在共振频率。二是用来固定压紧试样的双弹气缸垫的夹具。通过弹簧的位移控制和测量正常的接触力。此外,弹簧的使用将消除在负荷磨损中的明显载荷变化。整个实验系统由一台个人电脑控制。该测试系统具有调节试验参数,记录相对滑动幅度,载荷和应力的功能。通过改变滑垫在试样轴线上的位置,可以得到所需的相对滑移。对于载荷特性r=-1的微动疲劳试验,其应力由滑垫的位置决定。对于循环特性r>-1的载荷,其应力是牵引机产生的静态应力和振动产生的动态应力的叠加和。根据滑垫在试样轴线上的位置,引起微动的位移可以在0.1微米和数十微米

间选择。通过安装在点的应变计可以测出试样的振动变形量。值得提醒的是Mason在超声疲劳试验机的研究是从研究微动[ 9]开始的。

8. Torsion fatigue testing

In a review article, Stanzl indicated that more recently

time a new technique and equipment has been developed

[10], which allows one to perform torsion fatigue at

ultrasonic frequencies. The mechanical parts of this

equipment must be designed so that torsion resonance

vibration can be generated (Fig. 10). As the shear mod-

ulus is smaller than Young’s modulus, all vibrating parts,

including the specimens, must be smaller in order to

obtain the resonance. Besides this difference, the other

experimental details, such as amplitude measurement and

control are much the same as those for the axial ultra-

sound fatigue loading. The superposition of axial load

is possible and has been investigated in measurements

on ceramic materials. Superposition of small compressive

loads leads to a lifetime twice as long as that of pure

cyclic 20 kHz torsion loads because of the increased fric-

tion forces [10,11].

9. Three-point bending fatigue testing

The three-point bending ultrasonic fatigue testing sys-

tem developed in the Bathias’ laboratory is illustrated in

Fig. 11.

This system was developed for testing certain aluminium

alloy based metal-matrix composites used in automobile

industry or brittle materials such as ceramics or tita-

nium–aluminium alloys. The system containing generator,

converter, booster, acoustic horn and specimen is con-

trolled by a personal computer. A static load or a static dis-

placement is introduced with a tensile testing machine

through the booster. Thus, the piezoelectric fatigue

machine bending is able to work from R = 0.1 to R = 0.5

and beyond, at 20 kHz. The maximum displacement in

the middle of the three-point bending specimen is of the

order of 30 lm.

An advantage of this technique is the small size of the

specimen, less than 1 inch!

0. Conclusions

During the 1990s, several devices have been designed

using piezoelectric converters working at 20 or 30 kHz.

Several advantages have been underlined:

This new method is recommended to study the gigacycle

fatigue and the threshold regime.

The duration of a test is at least 400 times shorter than

with a conventional machine. It saves money.

The piezoelectric fatigue machines are able to work at

negative R ratio and very high R ratio.

This system is able to operate at high temperature, cryo-

genic temperature, high gas pressure, fretting-corrosion,

torsion and three-point bending.

Acknowledgements

The author is grateful for many comments and discus-

sions from Professor PC, Paris.

References

8。扭转疲劳试验

在一篇评论文章中,施坦策尔表示一个可以使我们在超声波频率进行扭转疲劳实验的新的技术和设备已经被开发出来[ 10]。这个设备零件的设计必须保证可以产扭转共振振动(图10)。 由于剪切模量小于杨氏模量,振动部件,包括试样,必须更小,以保证能够共振。除这些区

别之外,其他实验细节,如振幅测量和控制和轴向超声疲劳载荷的控制相似。轴向负荷的叠加是可能的,这一点已经在陶瓷材料的测量中得到证实。小压力负荷的叠加由于摩擦力增加,导致寿命在20千赫时纯扭转循环载荷寿命的两倍。

9。三点弯曲疲劳试验

巴蒂亚斯实验室开发在的三点弯曲的超声疲劳试验系统如图11所示。

该系统是用于测试某些铝

合金基复合材料在汽车

行业或脆性材料如陶瓷、钛铝合金–。该系统包含发电机,

转换器,助推器,喇叭声和标本是由一台个人电脑。静态或静态位移引入的拉伸试验机 通过助推器。因此,压电疲劳

折弯机能够工作,从-0.1到-0.5

以后,在20千赫。最大位移

中间的三点弯曲试样的

命令30流明。

利用这一技术是小规模的

标本,小于1英寸!

10。结论

在1990年代,几个设备的设计

利用压电转换器工作在20或30千赫。

几个方面的优势已经突显:

这种新方法是建议研究学

疲劳和阈值的政权。

测试期间至少400倍小于

与传统的机。它可以节省金钱。

压电疲劳机能够在工作

这是比和很高的比例。

该系统可以工作在高温,低温,高瓦斯压力,fretting-corrosion,

扭转、三点弯曲。

鸣谢

作者感谢许多意见和讨论,从教授,巴黎。

工具书类

字典词典美丽的遗憾美丽的遗憾【范文精选】美丽的遗憾【专家解析】考题优选题库答案考题优选题库答案【范文精选】考题优选题库答案【专家解析】激励人的诗句激励人的诗句【范文精选】激励人的诗句【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