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的文章_范文大全

季羡林的文章

【范文精选】季羡林的文章

【范文大全】季羡林的文章

【专家解析】季羡林的文章

【优秀范文】季羡林的文章

范文一:季羡林写母亲的文章 投稿:许臉臊

季羡林写母亲的文章:

距上次回家已有数日,本想回到公司之后能够尽快把离职手续办好,在您生日这天赶回家中的,但事已愿为,离职的事情因事被耽搁了下来,还是没能如愿。

记事以来,您从未勉强儿子做过什么,以至于在想问题的时候很少去考虑您的感受,我知道那是因为您一直以来都相信儿子可以把那些琐事处理好,您不想儿子因为您而为难。原谅儿子再次的任性和自私,在这个世界上儿子也只能在您这里如此“无所顾忌”的任性了。您为这个家操劳半生,如今已是两鬓斑白,记得那天突然发现您头上的缕缕白发,惊愕与愧疚在那一瞬间打湿了双眼,才发现儿子对您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以至于竟然忘记了您也会变老。您本是一个和善的人,对于任何事情都会报以微笑。在那青涩的岁月里,也曾着了魔似地对您大吼大叫,从小就任性的我在那时也不知多少次的惹您生气了。前一阵子回家和您闲聊,提及往事,您说天下做母亲的有那一个真个会跟自己的儿女生气的呢,是呀,可怜天下父母心。在儿子离开家要独自面对人生时,还依稀的记得您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过,您不图儿子以后能有多大的出息,也从没盼望过儿子能让您过上什么舒适的生活,只求儿子一个人在外能够平平安安就好。说话时您故意把目光移向了一旁,但儿子还是看到了停留在您那布满皱纹的眼角的那片晶莹。人们把母爱比作是河,但您却给了我海一样的爱,儿子没能报答您于万一,却在这个萧索的秋季再次让您为儿子担心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是啊,儿子身上的衣虽非您亲手缝制,但那如丝的牵挂却是真切的。每次离开家的时候,您总是执意要亲自送我到车站,亲眼看到我坐上车以后才肯罢休,尽管那条路我已经走得不能在熟悉了,然而我又怎能不知道您只是想跟我在一起多待一会儿,哪怕只有片刻也好。您给了我这七尺之躯,但儿子却不能侍奉您于双膝,古来有话:父母在,不远行。然如今儿子能和您待在一起说话的时间却屈指可数,每思及此,愧疚之情油然生于心间。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虽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但那如涓涓细流的爱,却是世上最伟大的,也是最无私的,是您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让我拥有了那么幸福的一个童年,为我遮去了几度风雨几度寒霜,此恩此情,天高海深。自幼家中穷困,几经波折,数次与死神擦肩,您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您也感染着我。记得您曾说过:人活着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这句话虽然简单的如同白开水,但我一直记得,所以现在的我也一直在试着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对待周围的人事。您给予我的不仅仅只是爱,您也教会了我如何去面对这个世界,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明天是您的生日,今年又不能陪您一块儿过了,身在远方的儿子在这对您说一声:“妈,祝您生日快乐!”原这秋天的风儿能载着儿子的祝福带到您身边。

季羡林写的文章:

夹竹桃

夹竹桃不是名贵的花,也不是最美丽的花;但是,对我说来,它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

我们家的大门内也有两盆,一盆红色的,一盆白色的。我小的时候,天天都要从这下面走出走进。红色的花朵让我想到火,白色的花朵让我想到雪。火与雪是不相容的:但是这两盆花却融洽地开在一起,宛如火上有雪,或雪上有火。我的心里觉得这景象十分奇妙,十分有趣。

我们家里一向是喜欢花的;虽然没有什么非常名贵的花,但是常见的花却是应有尽有。每年春天,迎春花首先开出黄色的小花,报告春的消息。以后接着来的是桃花、杏花、海棠、榆叶梅、丁香等等,院子里开得花团锦簇。到了夏天,更是满院生辉。凤仙花、石竹花、鸡冠花、四色梅、江西腊等等,五彩缤纷,美不胜收。夜来香的香气熏透了整个的夏夜的庭院,

是我什么时候也不会忘记的。一到秋天,玉簪花带来凄清的寒意,菊花报告花事的结束。总之,一年三季,花开花落,万紫千红。

然而,在一墙之隔的大门内,夹竹桃却在那里悄悄地一声不响,一朵花败了,又开出一朵,一嘟噜花黄了,又长出一嘟噜;在和煦的春风里,在盛夏的暴雨里,在深秋的清冷里,看不出什么特别茂盛的时候,也看不出什么特别衰败的时候,无日不迎风吐艳,从春天一直到秋天,从迎春花一直到玉簪花和菊花,无不奉陪。这一点韧性,同院子里那些花比起来,不是显得非常可贵吗?

但是夹竹桃的妙处还不止于此。我特别喜欢月光下的夹竹桃。你站在它下面,花朵是一团模糊;但是香气却毫不含糊,浓浓烈烈地从花枝上袭了下来。它把影子投到墙上,叶影参差,花影迷离,可以引起我许多幻想。我幻想它是地图,它居然就是地图了。这一堆影子是亚洲,那一堆影子是非洲,中间空白的地方是大海。碰巧有几只小虫子爬过,这就是远渡重洋的海轮。我幻想它是水中的荇藻,我眼前就真地展现出一个小池塘。夜蛾飞过映在墙上的影子就是游鱼。我幻想它是一幅墨竹,我就真看到一幅画。微风乍起,叶影吹动,这一幅画竟变成活画了。

有这样的韧性,能这样引起我的幻想,我爱上了夹竹桃。

范文二:我与季羡林先生的学缘章文钦 投稿:王攬攭

我與季羨林先生的學緣

1986年夏天,即將赴美國定居的中山大學經濟系區宗華敎授,請我參與他在“文革”期間艱難譯成的馬士《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中譯稿的整理校訂工作。我因在1981—1982年作本科畢業論文《明清廣州中西貿易與中國近代買辦的起源》,承區先生慷慨借閱譯稿,心存感激,便表示樂意幫忙。在徵得本師戴裔煊先生和歷史系主任陳勝粦老師同意後,這項“螞蟻啃骨頭”的工作就啟動了。到1988年春,將這部經過校注的譯稿寄往天津南開大學歷史系,交林樹惠敎授作進一步校訂。同年夏天,林敎授校訂完畢,書稿被納入中山大學出版社的出版計劃。

這時,國內某學術硏究中心,同意出二萬元資助本書出版,派出該機構的一位副主任來穗洽談。當時相關的領導包括該中心負責人、中山大學經濟系某領導、歷史系陳勝粦主任和中山大學出版社劉翰飛總編輯,原已商定的署名是譯者區宗華先生,校者林樹惠敎授和我本人。但是不久,該中心副主任和經濟系某領導私下弄出一個出版協議,我被剝奪了作為校者署名的權利。為甚麼剝奪我的署名權?該中心領導稱,他們只請林樹惠敎授校訂,沒有請我校訂;我只有低級職稱,低級職稱的人不能校訂高級職稱的人的譯稿。 我參加校訂是由譯者區宗華敎授約請的,此書《譯序》稱:

“中山大學歷史系„„章文欽講師以巨大心力,參考有關中西文獻,對譯本和原書人名、地名、船名及其他方面的誤漏進行訂補,並增加注解三百二十餘條。„„經過校訂的初稿交由南開大學歷史硏究所林樹惠敎授作進一步的精心校訂。”到該中心負責人寫的《出版緣起》則變成:“當由區宗華敎授請中山大學歷史系章文欽先生負責全書人名、船名、地名的規範化工作,章先生又參閱中西文獻,增補了三百二十多條譯注。硏究中心特請南開大學歷史硏究所林樹惠敎授進行校訂。”對譯本的誤漏進行訂補,變成“規範化工作”;校訂者增加的注解,卻變成“譯注”。

我為此提出抗辯,寫信給幾位有關先生,沒有回音,我以罷工抗議。半年多以後,陳勝粦老師懇切約我面談此事。陳老師對我說:“我不敢得罪老先生,得罪了一個就得罪了一班。這部書要是這樣拖着出不來,人家會說我們壟斷資料。”作為老師兼領導,說到這個份上,我的心軟了下來,又開始復工。

不久,中山大學出版社劉翰飛先生也對我明確表示,出版社將在書末附一篇《出版者的話》,把我所做的工作寫進去,增加的三百多條注解,全部標上“章注”字樣。

由於排版方面的問題,此書雖標明1991年12月出版,實際上見書時已在1994年1月。收到書後,我拿着“從優”而得的四千元稿費,全部買書送人。復旦大學陳絳敎授以《近代中國》編輯部的名義向我約稿,《澳門日報》總編輯李鵬翥先生也向我約稿,要我把對這部書的硏究心得和所做工作寫出來,於是有了《馬士<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中譯本簡介》和《馬士<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中譯本校注札記》兩篇文章的發表。我堅信學術界應該有公道,我已經感受到這種公道。使我深感幸運的是,為我主持公道的是當代中國學術的一代宗師季羨林先生。

1993年3月,我到澳門參加“東西方文化交流國際學術硏討會”。經姜伯勤老師介紹,拜謁季先生,算是有一面之緣。返穗後讀到他的一本新出散文小品,其中有一篇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季先生說,他最恨那些貪天功為己力,霸佔後輩學者勞動成果的人。作為前輩學者,應該為後輩學者成長付出心血和辛勞,絕不容許霸佔後輩學者的勞動成果,他自己保證在這方面說到做到。使我由衷地敬佩。次年2月初,我把一套《編年史》中譯本寄給友人北京大學歷史系王小甫博士,並寄一套請他轉呈季先生,附一短信訴說心中不平。

我很快收到季先生2月14日的來信,信中說:“文欽弟:小甫來,帶來尊校《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我久聞此書大名,尙未閱讀。今得漢譯本,連夜翻閱了一下,覺得對我目前的硏究工作非常有用。我撰寫《糖史》有年矣,其中亦涉及印度與中國製造沙糖技術交流史,此書關於這方面之資料頗為豐富。因此大喜過望,感謝之至!”又說:“大函中談到不公正待遇問題,我將向有關方面了解一下,如今學術界醜事頗多,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我將努力加以糾正。”

這封信給我的鼓舞,簡直無法用筆墨來形容。多少個日夜的努力和鬱積在胸中的不平,彷彿一下子得到最好的報償。我立刻給季先生回信,說他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在這件事上麻煩他。我將一如旣往,勤奮治學,爭取在這一領域寫出有價値的著作,報答他的知遇之恩。但是,季先生並沒有忘記這件事,1995年春,我收到小甫兄寄來的《北京大學學報》該年第一期,上載季先生的

《蔗糖在明末清中期中外貿易中的地位——讀<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札記》一文,文中一開頭,在“著者是美國馬士

(H.B.Morse),區宗華譯,林樹惠校”之後,加上“章文欽校並注”。我系資深敎授陳錫祺先生,一直對我非常關心。他聽到這件事後說:“季先生一言九鼎,有季先生這句話,那些人就不能抹殺你的勞動了。”到1997年,季先生出版《文化交流的軌跡——中華蔗糖史》一書,引用馬士《編年史》資料時又注明:“《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1635-1834年)》,美馬士著,區宗華譯,林樹惠校,章文欽校並注”。

我出身貧寒之家,父親怡清先生的敎導是施恩不望報而知恩必報。我決定幫季先生做點事情,以表微忱。我知道季先生正在寫《糖史》,就在收到《北京大學學報》不久,於《編年史》之外,根據歷年讀書所得,抄錄有關糖史的中外文資料十多條寄呈,以供參考,並將在澳門出版的拙著《澳門與中華歷史文化》一倂寄呈賜正。很快收到季先生7月27日來信,信中說:“賜寄資料及惠書已收到,因為資料極為難得,若非你幫助,我自己是弄不到的,所以我全抄錄在我的文章中:《清代的甘蔗種植和製糖術》,你的盛情我已在拙文中表達謝意。”

《清代的甘蔗種植和製糖術》一文後來成為《文化交流的軌跡——中華蔗糖史》的第十章,讀到其中與我抄錄資料有關的部分,令我感動不已。

季先生在信中和書中,都以平等態度對待我這個後輩學者,絕對沒有給人以居高臨下的感覺,反而感覺到的是不可企及的謙德。同他對我的幫助相比,我所做微不足道,簡直是“不等價交換”!他把我抄寄的材料錄入書中,已是我的造化,在他的書中留名,簡直是非分之想,然而這卻是確確實實的“意外收穫”。業師戴裔煊先生生前曾對我談到他與陳寅恪先生的學緣,也有過類似的事,戴先生的感慨是:“越有學問的人越謙虛。”季羨林先生正是繼承陳寅恪先生的高尙人格精神,也是履行他自己的諾言,前輩學者應該為後輩學者的成長付出心血和辛勞,而絕不能霸佔後輩學者的勞動成果。從陳寅恪先生到季羨林先生,這兩位中國學術的一代宗師,都是以德服人。

由於馬士《編年史》中譯本,我與季先生結下了學緣。饒宗頤先生說:“學術是一種緣分。”這種緣分,同季先生的入室弟子相比,不能算深,但同受過季先生知遇之恩的許多後輩學者相比,也

不算太淺。從1994年到2000年,我一共收到季先生八封信,還有他親筆題簽贈送的六本書,可以說是我做《編年史》中譯本校注工作的最高奬賞。

收到季先生的第八封信是2000年,那是在收到梁嘉彬先生1999年在穗出版的《廣東十三行考》增訂本(受著者之托由我整理校訂)後的回信。信中說當年在清華,對方仲、嘉彬先生兄弟是認識的,但接觸不多。信末問及:去年到中山大學參加紀念陳寅恪先生百年誕辰的硏討會,為甚麼沒有見到你?“令人悵然久之”。我回信說,紀念陳寅恪先生的硏討會,本校出席人員名額有限,我對陳先生沒有硏究,不能佔用名額。而開會期間,知道您很忙(季先生是大會主席),不敢去打擾。以後到北京,一定去拜謁。

2005年春,為完成《吳漁山集箋注》,到北京尋訪文獻。住在北大附近,在小甫兄夫婦的引導下,我到北京大學朗潤園拜謁季先生,談得很開心。他的助手李玉潔老師對我說:“廣東贈書五個人,有你的名字。”臨別時,小甫兄為我拍攝與季先生的合影。次年“非典”以後,季先生住進醫院,再也不能給我寫信,但我每年都會給他捎去問候,出了新書,也會寄呈賜正。

上文寫完不久,驚悉季羨林先生於2009年7月11日上午9時在北京三○一醫院不幸病逝。拙文權當一篇紀念文字,獻給我最景仰的當代中國學術的一代宗師季羨林先生。

沈從文先生說:“無論是政治、文化、學術或者藝術,其偉大之處在於眞誠、正直與無私。”以這樣一個價値尺度來評判古今中外的名人,會使許多人物不再偉大,或不夠偉大。但是如果能眞正按照這樣一個價値尺度,從人格的是否高尙來評判人物的是否偉大,我們的世界會變得更加光明美好。季先生正是以眞誠、正直與無私融鑄成樸實無華又充滿魅力的偉大人格,為中國和世界留下一代學人的光輝典範。季先生說;要講眞話,不要講假話。假話全不講,眞話不全講。”金玉之言,落地有聲。其中的哲理,任何時候都是發人深省的。

章文欽

范文三:季羡林散文 投稿:谭魌魍

《季羡林散文》读后感

群力小学 王国庆

我很寡闻,仅仅知道季羡林是是位国学大师,通晓几科现今没有几人只晓的语言,说道印度的史诗《罗摩衍那》便是的他译著。我没有读过这篇著作,对这位大师的敬仰是一篇小小的散文《二月花》开始的,读罢抚卷心中泪潸潸,起卷再读,感动竟不能自己。就想着要多多拜读这位大家的散文,《季羡林散文》就这样摆到了我面前。 其实之前读过一部他的散文集子叫《季羡林私人史》,现在这部文集有几篇是和它重复的,可重新编选落户篇章的左右邻舍不同读起来感觉也有了变化。就像《留德十年》和《牛棚杂记》在一起,一外一中竟都是身如他乡,留学德国是季先生读书的十年,牛棚的十年恰好是读人的时间。在德国异乡季先生经历了二战、思乡之苦,笔下的是腰板挺直的教授、凄清中的温暖;牛棚的记忆是死有余辜、颤抖、凄凉、灵魂。空间有了跨度,从远在异域国度到国内首都,时间也有了飞逝的感觉。我们从读书到读人,又是什么样的历程?我没有什么高度不能去看时代社会的变迁给我们的滋养和折磨。异乡的陌生人最终患难成了朋友,熟知的友伴冷漠竟能拳脚相加,时代的记忆但愿不再是年轮一圈圈的画着版图,企盼它能永铸于无人知晓的天边,只是不知道这能不能成为有一个童话故事。慨叹之后我试图去回味,五味翻搅后惭愧的竟然说不了什么有哲思的话语,内心只有感谢今天的盛世太平。

《老猫》是我很喜欢的一篇,在《二月花》里季先生就提到过虎子和咪咪,在这里算是传记了。悉数讲了虎子的一生和咪咪的故事,

怎样的人能有此番心怀?“好久没有听到咪噢换小猫的声音,现在又听到了,我心里漾起了一丝丝的甜意。这大大减轻了我对老咪咪的怀念。”我很浅薄不敢去想,在我眼中小动物是可爱的却也是可怜的,人们自私的善意圈养生灵给它们以养尊处优一生,它们失去的我们人类万万不敢丢失的东西。果其然的善待生灵自有个人方式,我算是胆小的人不敢去正视他们的眼睛;另一种算是亵渎生命吧,一小玩意的心态宝贝物宠,这也是我痛恨饲养小动物的缘由;兴许这样的方式最好,如老友善待身边的小畜,彼一生伴我一生,我一生伴你一世。少有的善待,更是一种心怀的微笑。望着虎子和咪咪的身影,季先生在一九九二年81岁的时候在对猫儿说,在对自己说,在对我们说,老人的寂寞是一种顺其自然,自有理论,学习一下猫儿的善终,耄耋之年豁达人生观叫人唏嘘不已。我们手里真的都一个棒子么?谁又在等我们接手?我们鬓染霜飞的时候是不是茫然的竟不如猫儿?我愚钝的也不敢去想。

读季先生的散文就像读他的传记,看到了先生的读书、求学、牛棚、复出等等。《表的喜剧》《幽径悲剧》一大一小,大是说这世界就如同异国的柏林一切都支撑了一副有魔力的网,你我他都深深地陷在这里。我们都在这海里漂浮,都在找一个比我们自己还要渺小的表。小小幽径是燕园一条极其幽径的地方,古藤罗在文革中惨遭诛伐,“它虽阅尽人间沧桑,却从无害人之意,每到春天,就以自己的花朵为人间增添美丽。”“它感到万分委屈,又投诉无门。”季先生的说道“我这样一个没出息的人……燕园的这一棵古藤,实在渺小的不能再渺小

了……绝不会有任何人关心它的死亡……这些偶然的性都集中在一起,压到了我的身上。”《表的喜剧》写在24岁求学的时候,写《幽静悲剧》的时候季先生已经81岁。人从渺小到古藤罗的渺小,渺小的人诛伐沧桑的藤萝,让幽径演绎了一个悲剧。也许我们都在走着一条长长的幽径,在路上我们一天天的觉得人的渺小,茫然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找寻什么,狂妄的间隙就会伸出愚氓之手去毁掉在我们自私的眼中更渺小的藤萝。我们会幡然悔悟么?会的。我想这条路我们每个人都一定会在走。季先生说这是一个性格的偶然造成的十字架,他会一直背下去,我们会有一天忘却我们都在背负着各色的十字架,也会有一天想起我们背上都背负着同样的十字架。说有能说表的喜剧你没有遇到?幽径的悲剧不是你造成的?

《季羡林散文》里没有收编我最喜欢的作品,那是82岁的时候季先生写的《二月花》,从小小的花儿写到了古人东坡,写到了老祖,写到了婉如,写到了德化,写到了红卫兵,写到了与其不可接触者,有写到了新老朋友,当然更写到了老猫。什么叫悲和欢?“二月花沉默不语兀自万朵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人世同命运相交,不计较远近,不计较大小,不计较多少,当是不易,多舛人生,无人能例外。一种心态、一种气度在二月花丛间奔跑的老猫勾勒,远远地一位古稀老人季先生在含笑望着。

我读这本散文集就想到了最近在背的《离骚》中的一句话“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人的一生就该是不断反省的一生,知道自己的长处更该对自己的缺点有清醒的认识。在书背面有句这样的

话“美文与花照相得益彰”,当是推介书目的话吧,这话对也不对。美文曲调高雅,已久绕梁,花照变成了点缀,倾慕地给了更多真实刻板。读书赋予的难得心境便得感怀拜读季先生的文字了。

范文四:文哲季羡林 投稿:黎猩猪

文哲季羡林 张亚杰

①认识季羡林先生,完全出于偶然。

②1996年6月,我客居京城。一天早晨,我的朋友苏东河找我说:“我约好去北京大学看望季羡林先生,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听到季羡林的名字,我怦然心动,脱口说道:“去!当然去。”

③来到北京大学,校园里湖光塔影,苍松翠柏,那极富园林之美的景色令人心旷神怡。我们沿着弯曲的小路,来到朗润园。在花木扶疏、幽静绝尘的林阴下,一位气质儒雅、神情安详的白发长者正在漫步。他一身极普通的蓝卡其布中山装,脚上是一双圆口黑布鞋。东河兄说那就是季老。

④坐在阳台上,后湖景色尽收眼底,一阵轻风拂过,湖水荡漾,垂柳摇曳。稍事寒暄,便随兴倾谈。我向先生谈到他的散文:“没有真情,就没有散文,您的散文深沉隽永、大朴无华,是每个特殊阶段的人生感悟,写景、抒情、怀人、纪事,每一篇都堪称范文。”先生说:“您过奖了,一来我本身就是研究语言的,二来中国是世界散文大国,从古到今各种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流派纷然杂陈,散文家人才辈出,我的散文只能说是一种探索和尝试而已。” 我又好奇地问:“您研究古梵语和吐火罗文,听说懂这种语言和文字的全世界也只有几个人?”季老说:“这两种都属印欧语系,我的德国老师用了20年的时间才把它读通,后来又教给了我,懂这种文字的人在英国、法国、美国都有,但人数不多。”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拜在您的门下,做您研究梵文和吐火罗文的学生吧。”先生说:“完全可以,不过你得先补课,那比背英文字母和汉语拼音难呀。” 听到这里大家都笑了。先生蔼然可亲,没有一点大师的威严,和我们交谈时,像拉家常般缓缓述说、娓娓道来。这之后,只要有机会来京,我总要去先生家看望他。

⑤季老住着门对门两套房子,东边一套三间装满了各种版本的藏书。西边一套除了一些简

②单的家具外,也全是书籍。就在这陋室清居,先生一灯荧然,心如秋月,把对亲友的思

念、劳动人民的同情、祖国的赤诚和对生活的挚爱,化作了一篇篇不朽的华章,凝聚出一种探索和追求真理的精神力量,闪耀着独特的人格之美和智慧之光。

⑥先生不以书法名,但求他题字的人很多。一次,我在先生书房中,看到他书写的陶渊明诗句,心折于其中蕴涵的睿思和禅意,请先生也为我书写。不久,我就收到季老的两帧条幅。其中一幅是朱熹的诗句:“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那字写在洒着细细银箔的宣纸上,显得古朴峻秀,极有韵致,而内容又是勉励我刻苦学习的,我舍不得装裱,一直珍藏着。

⑦1998年底,甘肃正在筹建兰州碑林,我们请季老写一篇《兰州碑林记》。几天后我如约去取,季老叮咛说:“字的行间距离你们到时候再调整,作得不好,写得也不好,献丑了。”在向先生告辞时,他要出门送我,我执意不允,在屋里向他道别,然后替他关上了门。那①

天刮着大风,天很冷。当我上车准备离开时,猛然看到季老由助手搀扶着已经站在台阶下送我,我的心陡然一惊,立刻让司机停车,跑下去劝先生回屋,助手说:“你赶快上车,你不走先生是不会回屋的„„”一听此言,我顾不了许多,转身上车,让司机加速离开。回首望着仍在凛冽寒风中目送我的先生,顿感静穆庄严,心头一热,不禁潸然泪下。 ⑧2002年11月,我又约好去看望多年未曾见面的季老。先生眉鬓霜染,清癯如鹤,举步蹒跚。我们谈到他将一生珍藏的孤本、善本等书籍和珍贵字画捐赠给北大图书馆的事,先生说:“我做了一辈子学问,读了一辈子书,身旁仅有的就这些东西,捐赠出来大家用、大家看,我就放心了。”我问先生:“您著作等身,功成名就,现在还写作吗?”他毫不犹豫地说:“写,去年底有一次突然便血达四、五次,但我文章照写不误,只要能思想,我就会一直写下去„„”临别时,先生赠送我一套装帧精美的《季羡林文集》,并在首卷上为我签了名。我欣喜不已,倍感先生的情笃谊厚。文集共24卷,皇皇八百余万言。这是他耗费无数心血,终生为之奉献的事业成果和思想精华,是留给人类的一笔丰厚的精神财富。

⑨回到兰州不久,在和北京一位友人通话时得知,季老身患重疾,动了手术,上次我去看望他时,他刚刚从医院回到家中„„我异常震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那几天,兰州下着漫天大雪,天地一片迷茫,杜甫说:“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我站在古老的黄河岸边,遥望京城,临风寄意,企盼来年在那“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未名湖畔与先生再次重逢。 注:①季羡林先生(1911—2009),博古通今,学贯中西,中国著名文学家、语言学家、教育家、翻译家、散文家和社会活动家,精通12国语言。他的学术研究“梵学、佛学、吐火罗文研究并举,中国文学、比较文学、文艺理论研究齐飞”,人们尊称他为“东方鸿儒”、“国学大师”。他的散文淳朴恬淡,内涵深厚,读之有如高山流水、梵钟悠韵,给人以甘之如饴的精神享受。②荧然:光微弱貌。③清癯(qú):清瘦。

13.作者在回忆季老的过程中,也写了季老留给他的印象。阅读文章,填写表格。(4分)

14.阅读第⑦⑨段中的画线句子,分析作者“陡然一惊”、“异常震惊”的原因。(3分) 答:

15.除了选取典型事例外,作者还善于运用环境描写、侧面描写等手段来表现人物特点,请以第③⑤⑥段为例作简要分析。(不超过150字)(7分)

范文五:文哲季羡林 投稿:史冒冓

文 哲 季 羡 林

脆 大 家到 阳 台上 谈吧 那里 清静 一 些

玉 她就 是 先 生的助 手 李 洁老 师

,

,

坐在 阳 台上 后 湖 景 色尽 收 眼底 一 阵 轻 风 拂过 湖 水 荡漾 垂 柳摇 曳

, ,

,

稍 示 寒 暄 便 随兴 倾 谈 季 老 说

!

∀ 年 去 过 你们 甘 肃

,

,

参加 第 局 敦 煌 一

杰 亚 张

吐普 番学 会 成立暨全国第一 次 孰煌 学术

讨论会 第二次 是 从新脸过 来到 柳园下

直 车 参观 孰 煌 石 窟 然后 乘 车 接 回 到

,

,

了 京 那 两 次甘 肃之行 我 写 了《 州 北 兰

,

项》 《 和 在敦 煌 》两篇 文 章

,

看 着陈 旧

,

的楼 房 我 问 先 生 在 这 里住 了多久 他

& 三十五年 一起 搬 这 栋楼 是 ∃ 年 盖的 我住 了

, , , ,

来 的许多老先 生 有的去 世 了 有的极 走 了

认 识 季 羡 先生 完 全 出于偶 然 林

# ” ∃ 年 ∃ 月旧

先生 流

,

寡 出伤感 的神情 怅 然若 失 我 急忙换 了 一个 话 题

,

,

我 客居 京 城 东皇城根下 一 家 宾

城 听到 过一 则 趣 闻

师傅

,

一 个 学生 曾把您 误 当成 了 老

,

馆 那 天 早展 我 的 朋友 苏东 找 我说 河

, ,

城 约好去

,

给 他看 了 长时 间的行 李 后 来 在 开 学典 礼 很

北 京大学看 望 季 羡林先 生 你想 不想和 我一起 去 %

上 才知 道 您是 北 大副 校 长

回气

先 生 笑道

有这 么一

听 到季 羡林 的名 字 我评 然 心 动 脱 口 说 道

,

,

诀 #当

然去

我向先 生 谈 到他的散 文

,

,

没有真 情 就 没有散

, ,

西 季 羡林先 生 博古通 今 学贯 中 是& ∋ 世纪 中国

文 您的散 文 深 沉 隽永 大朴无 华 是每 个特 珠 阶段

,

最 为杰 出 的人 文学者 他 在 佛教 学 人 文科 学 古代

语 言 等领 域 的 研 究硕 果 累累 成 就辉 煌 人们 半 称

他 为东方 鸿濡 国学大 师 此 前 我就 读过 他 的 《 天

竺心 影》 《 润集》 《 德 十年 》 《 得 永久 的 朗 留 赋

、 、

,

的人 生 感悟 写景 抒 情 怀 人 纪 事 每 一篇 都堪 称

,

,

,

范文

,

先 生说

您过 奖了 一 来我本舟 就 是研 究语

,

,

言 的 二 来中国是 世界 散文 大 国 从古 到今各 种不 同

,

的 风 格 不 同的流 派纷 然杂 陈 散 文 家人 才辈出 我

,

,

,

悔 ( 等著 作 先 生 的散 文 浮朴恬淡 内涵 深 厚 读之

,

,

的 散文 只 能说 是一 种探索和 尝试 而 已

,

有如 高山 流 水 梵 钟悠韵 给人 以甘 之如怡 的精神 享

,

说 到 荷花时 先 生谈兴 更 浓 了 他 指 着眼 前的 荷 塘说

,

这 里 原 来是 没有荷花的 后 来 有 从 湖北 洪 人

,

来 到 北 京大 学 校 园里 湖光 塔影 苍松草柏 那

极 富园林 之 美的 景 色令人 ‘ 旷神 怡 我们沿 着 弯曲 的

小 路 来 到 朗润 园 在 花 木 扶 硫 幽 静 绝 尘 的 林 阴

,

,

,

,

好 湖 带来了莲子 我用榔头砸破 后 扔到 了 里 隔 了 湖

,

,

,

多年才长 出 来 以 后 长得极 抉 两 年 之 内就长满 了整 个 湖 面 … … 先 生 向我讲 述 看他与荷花 的 故 事 洋溢

,

,

,

下 一 位 气质儒推 神情 安 详 的 白 发术者正 在 漫步

, 。 ,

着时 蓬勃生 命 的礼赞和对未 来 的幢憬 不 久 他 写 成

了 篇 富有哲 理 的散 文 《 塘 荷韵 》 那 清

,

东河兄 说 那就 是 季 老 来 到先 生 身旁 我 恭恭 敬敬

地 向他 鞠 了一躬说

,

我 过去 读过 您的 许多文章 对

,

我 又 好 奇地 问

您 研 究古 梵 语和 吐 火 罗文

,

您仰慕 已久 今天 见 到 先生 非 常荣 幸

点 手 东 出谦 和 的笑容 轻 轻 点 了 头 说

, 。 ,

他 握住 我的

听 说 懂这 种 语 言 和 文字 的 全世 界 也 只 有 几 个人 % 季老 说

姗谢

,

然后

这 两 种 都属 印 欧 语 系 和 汉 文不 是 一 个

, , ,

带我 们 向他 家走 去 先 生 家住一楼 一 位 高 个女 士 略 带 救 意地 说

) ∋

体 系 这 种 文 字刚 发 现 后 都不知 道 是 什 么 我 的德

国老 师 用 了二十 年 的 时 间才把 它 读通 后 来 又 教 给 了

,

城 们 正 在 整理 书籍

崖 子 太乱 干

∗ 世 界 中学 生 文 摘

我 懂 这 种 文 字的人 在英 国 法 国 美 国都有 但 人

,

+

,

我聆 听感 悟 精神 得 到净 化 和 升华 临 别时 先

, ,

毛呼

数不 多

我半开 玩 笑半认 真地 说

如果可 以 的话

,

生 赠送 我一 套装 帧精美的 《 羡 文 集》 并在首卷 季 林

,

让我拜在 您的门, 做 您研 究 梵文 和吐 火 罗文 的学生 ,

名 上 为我 签 了 我欣 喜不 已 倍感先 生的 情 笃谊厚

,

先 生说

完 全可 以 不 过你 得 先 补课 那 比 背

,

,

文 集共 & 卷 皇 皇八 百 余万 言 这 是 他 耗费 无 数 心 −

,

英 文 字 毋和 汉语 拼 音难 呀

,

听到 这 里 大家都 笑了

,

血 终 生 为之 奉 献 的 事业 成 果 和 思 想 精华 是 留给

, ,

先 生 端 俨 仁 慈 蔼 然可 亲 没 有一 点 大 师的 威

严 和 我 们 交 谈 时 像 拉 家常般 缓缓 缓 述 娓娓 道

, ,

人 类的一 笔 丰厚 的精神 对富

,

,

入 人 韶 光 易逝 岁月难留 先生 步 了 生 墓年 古人

来 这 次 见 面 虽 短 但 他的博 学 朴厚和真 诚给我 们

,

所 谓立 德 立 功 立 言 的思 想 在他 身上得 到 了完美

,

留下 了 刻

印 象 深

,

体 现 他 没有辜负自己所处 的时代

, , ,

这 之 后 只 要 有机 会 我 总要 去 先 生 家 看 望

然而 我绝 没有想 到 回 到兰 州不久 在和 北京

,

一位 友 人 通话 时得知 季 老 身患重疾 动了 术 我 手

, , ,

先 生不 以 书法 名 但 求他 题字 的人很多 一 次

, ,

,

去 看 望 他 时 他 刚 刚 从 医 院 回 到 家 中… … 我 异 常震

,

我在 先 生 书房 中 看到 他 书 写的 陶渊 明 诗 句 纵 浪 大

化 中 不喜 亦不惧 应 尽便 须 尽 无 复独 多虑 我心

, ,

惊 心 情久久 不 能平 静 先 生 沉疗未愈 仍 在坚持 和

, ,

我 会 面 畅 谈 而 我 时此 全然 不知 占用 了 他那 么多宝

, ,

折 于其中纹涵 的容 思 和 禅意 请先 生 也 为我书写 他

, ,

贵 的 时间 每 当 念及 愧 疚不 已

, , ,

你把 地 址 留下 来 写好后 给您 寄去 因为平 时

, , ,

那 几 天 兰 州下 着漫天 大雪 天也 一 片迷茫 杜

, ,

西 太忙 所 以把要 写的 东 集 中 来一 起 写 这 样就不 起

,

甫说

明 日隔 山 岳 世事 两 茫 茫

, ,

,

我 站在古老 的 黄

,

会 占 用太 多的 时 间

不 久 我 就收 到季 老 的 信 里

,

,

河岸边 遥 望 京城 临 风寄意 祈 况 先 生健 康 企 盼

,

面 有两 帧条幅 书 写的是 朱熹 和苏拭 的诗

词 其中

,

来年在那

重逢

雏 天 莲叶 无 穷碧

的未名 湖 畔与先 生再 次

一 幅 的 内容是 少 年易老学难成 一 寸光 阴 不可轻

,

.

时 摘自 《 文 选粹》

未觉池 塘春 草梦 阶 前梧叶已 秋声

录 朱子 诗赌 亚 杰 同志 季 羡林

,

,

,

! 年# 月

那 字写在 洒 着细 细 银 箔的 宣 纸 上 显 得 古 朴峻

,

秀 极 有韵 致 而 内容 又 是 勉 励 我 刻苦 学习 的 我 舍

, ,

,

智力游戏 / 则( 参考答 案 二

,

不得 装 旅 一直珍 藏看

, ,

#

.

留 还有一 次 季 老题赠 我 两 本书 一 本是 《 德 十

,

《 种游戏 》 一 般 说 凡 是 纵横字谜都会 出现 这 哪

怀 年》 一 本是 《 旧 集》 我 一 直 想 买 一 套 先 生 的全

,

“ 样的情 况 例如 智 慧填字 就 具 有这 样 的特点 当

,

集 然 而 久 觅 不得 便 问 先 生 在哪 里 能买到 他 说

, ,

你解 答 出一 定数 量 的答案 时 最 后 的 那几 条答案 就

,

海淀 图 书城 的郭林 风 和 风 人松 书店 都有 但 都 是

,

会有 不 少 字 已 被 填 出来 了 可 以一 望而 知

,

单本的 有 些 文 幸还 是 重复的 江 西 教 育 出版 社正 在

,

&

.

《 王 买 猴 子》 既 然 国 王 要 观 察纸 箱 中 的猴 子 国

,

,

编 印我 的文 集 到 时候我送 你一 么

,

就 必 须在箱壁 了开 一 个小孔 把 眼 睛凑

上去 观 察 才

,

我 问 先生

您著 作 等身 功 成名 就 现 在 还 写

,

成 而 那 猴 子 身处 黑 暗 中 见 到 有一 个 能 透 光 的 小

,

作 吗 % 他 毫 不 扰豫 地说

写 去 年底 有一 次 突然

, , ,

孔 必 然 也 会 好 奇地凑过 去 观 看 这就使 国王 误 认

,

,

便 血 达 四 五 次 但 我 文 章照 写 不 误 只 要 能 思 想

,

为猴 子 是 在模 仿 他 的动 作 了

.

我 就 会 一 直 写 下去 … … 文 章 千 古 事 得 失寸 心 知

,

先 生 笔耕 不 极 燃薪 为烬 写作是他 体现 人 生价 值

,

探 索生 命真谛 的一 种 方式 无 穷的力 量 支撑 着他

,

0 1 345+ 2 6

7

8 1 9 : ; 3 < 6 6 : ; 5= 9 3 9 3

> 54

+ 6

5< 3

9 ? 6 7:

≅)

范文六:季羡林散文之年 投稿:龚處虖

季羡林散文之年

季羡林散文之年

年,像淡烟,又像远山的晴岚。我们握不着,也看不到。当它走来的时候,只在我们的心头轻轻地—拂,我们就知道:年来了。但是究竟什么是年呢?却没有人能说得清了。

当我们沿着一条大路走着的时候,遥望前路茫茫,花样似乎很多。但是,及至走上前去,身临切近,却正如向水里扑自己的影子,捉到的只有空虚。更遥望前路,仍然渺茫得很。这时,我们往往要回头看看的。其实,回头看,随时都可以。但是我们却不。最常引起我们回头看的,是当我们走到一个路上的界石的时候。说界石,实在没有什么石。只不过在我们心上有那么一点痕。痕迹自然很虚缥。所以不易说。但倘若不管易说不易说,说了出来的话,就是年。

说出来了,这年,仍然很虚缥。也许因为这—说,变得更虚缥。但这却是没有办法的事了。我前面不是说我们要回头看吗?就先说我们回头看到的罢。─—我们究竟看到些什么呢?灰蒙的一片,仿佛白云,又仿佛轻雾,朦胧成一团。里面浮动着种种的面影,各样的彩色。这似乎真有花样了。但仔细看来,却又不然。仍然是平板单调。

就譬如从最近的界石看回去罢。先看到白皑皑的雪凝结在杈桠着刺着灰的天空的树枝上。再往前,又看到澄碧的长天下流泛着的萧瑟

冷寂的黄雾。再往前,苍郁欲滴的浓碧铺在雨后的林里,铺在山头。烈陽闪着金光。更往前,到处闪动着火焰般的花的红影。中间点缀着亮的白天,暗的黑夜。在白天里,我们拼命填满了肚皮。在黑夜里,我们挺在床上裂开大嘴打呼。就这样,白天接着黑夜,黑夜接着白天;一明一暗地滚下去,像玉盘上的珍珠。„„

于是越过一个界石。看上去,仍然看到白皑皑的雪,看到萧瑟冷寂的黄雾,看到苍郁欲滴的浓碧,看到火焰般的红影。仍然是连续的亮的白天,暗的黑夜─—于是又越过了一个界石。于是又─—一个界石,一个界石,界石接着界石,没有完。亮的白天;暗的黑夜交织着。白雪、黄雾、浓碧、红影、混成一团。影子却渐渐地淡了下来。我们的记忆也被拖到辽远又辽远的雾蒙蒙的暗陬里去了。我们再看到什么呢?更茫茫。然而,不新奇。

不新奇吗?却终究又有些新的花样了。仿佛是跨过第一个界石的时候─—实在还早,仿佛是才踏上了世界的时候,我们眼前便障上了幕。我们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只是摸索着走上去。随了白天的消失,暗夜的消失,这幕渐渐地一点一点地撤下去。但我们不觉得。我们觉得的时候,往往是在踏上了一个界石回头看的一刹那。一觉得,我们又慌了:“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到我身上吗?”其实,当这事情正在发生的时候,我们还热烈地参加着,或表演着。现在一觉得,便大惊小怪起来。我们又肯定地信,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中到我们身上的。

我们想,自己以前仿佛没曾打算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实在,打算又有什么用呢?

事情早已给我们安排在幕后。只是幕不撤,我们看不到而已。而且又真没曾打算过。以后我们又证明给自己:的确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了。于是,因了这惊,这怪,我们也似乎变得比以前更聪明些。“以后我要这样了,”我们想。真地,以后我们要这样了。然而,又走到一个界石,回头一看,我们又惊疑:“怎么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到我身上呢?”是的,真有过。“以后我要这样了,”我们又想。──个界石,就在这随时发现的新奇中过下去,一直到现在,我们眼前仍然是幕。这幕什么时候才撤净呢?我们苦恼着。

但也因而得到了安慰了。一切事情,虽然都已经安排在幕后,有时我们也会蓦地想到几件。其中也不少缺少一想到就使我们流汗战栗喘息的事情。我们知道它们一定会发生,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而已。但现在回头看来,许多这样的事情,只在这幕的微启之下,便悠然地露了出来,我们也不知怎样竟闯了过来。回顾当时的流汗,的战栗,的喘息,早成残象,只在我们心的深处留下一点痕迹。不禁微笑浮上心头了。回首绵绵无尽的灰雾中,竟还有自己踏过的微白的足迹在,蜿蜒一条长长的路,一直通到现在的脚跟下。再一想踏这路时的心情,看这眼前的幕—点一点撒开时的或惊,或惧,或喜的心情,微笑更要浮上嘴角了。

范文七:季羡林文学常识 投稿:何閭閮

季羡林说过:“背下这148句古诗词,你可提高一个层次,不止在文学方面。”

2014-08-07三捷文化学学校三捷文化教育

背下这148句古诗词,你可提高一个层次,不止在文学方面。

1.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诗经王风黍离)

2.人而无仪,不死何为。(诗经风相鼠)

3.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诗经大序)

4.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诗经小雅鹤鸣)

5.投我以桃,报之以李。(诗经大雅抑)

6.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尚书)

7.满招损,谦受益。(尚书大禹谟)

8.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国语)

9.多行不义必自毙。(左传)

10.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左传)

11.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左传)

12.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老子)

13.信言不美,美言不信。(老子)

14.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老子)

15.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老子)

16.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论语公冶长)

17.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

18.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论语卫灵公)

19.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论语述而)

20.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论语子罕)

21.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论语为政)

22.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论语子罕)

23.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论语)

24.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论语为政)

25.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论语雍也)

26.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子路)

27.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论语述而)

28.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礼记礼运)

29.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礼记中庸)

30.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礼记学记)

31.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礼记学记)

32.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离骚)

33.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楚辞卜居)

34.尽信书,不如无书。(孟子尽心下)

35.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孟子告子下)

36.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孟子公孙丑)

37.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上)

38.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孟子尽心上)

39.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孟子公孙丑)

40.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孟子滕文公)

41.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荀子劝学)

42.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庄子养生主)

43.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庄子)

44.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中庸)

45.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淮南子说林训)

46.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战国策荆轲刺秦王)

47.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史记李将军传)

48.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史记陈涉世家)

49.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史记高祖本纪)

50.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史记留侯世家)

51.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史记报任少卿书)

52.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史记淮阴侯列传)

53.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汉书枚乘传)

54.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汉枚乘上书谏吴王)

55.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汉乐府长歌行)

56.疾风知劲草,岁寒见后凋。(后汉书王霸传)

57.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后汉书冯异传)

58.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后汉书广陵思王荆传)

59.贫贱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后汉书宋弘传)

60.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后汉书)

61.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三国曹操龟虽寿)

62.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三国曹操短歌行)

63.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三国诸葛亮诫子书)

64.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三国诸葛亮诫子书)

65.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三国刘备)

66.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西晋陈寿三国志)

67.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东晋陶渊明杂诗)

68.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东晋陶渊明五柳先生传)

69.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南朝萧铎)

70.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北齐书元景安传)

71.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新唐书元行冲传)

72.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唐太宗赠萧禹)

73.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唐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

74.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唐王之涣登鹳雀楼)

75.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唐王昌龄从军行)

76.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唐李白论诗)

77.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唐李白上李邕)

78.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唐李白宣州谢饯别校书叔云)

79.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唐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

80.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唐李白将进酒)

81.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唐李白行路难)

82.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海。(唐李白江上吟)

83.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唐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84.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唐杜甫奉赠韦左丞二十二韵)

85.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唐杜甫望岳)

86.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唐杜甫寄本十二白二十)

87.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唐杜甫)

88.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唐杜甫戏为六绝句)

89.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愁思落谁家。(唐王建十五夜望月)

90.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孟郊游子吟)

91.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唐韩愈送孟东野序)

92.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唐韩愈调张籍)

93.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唐韩愈进学解)

94.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唐刘禹锡秋词)

95.沉舟侧畔千帆进,病树前头万木春。(唐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

96.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唐刘禹锡浪淘沙)

97.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唐刘禹锡陋室铭)

98.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唐刘禹锡陋室铭)

99.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唐白居易琵琶行)

100.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唐白居易长恨歌)

101.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唐白居易长恨歌)

102.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唐白居易放言)

103.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唐元稹离思)

104.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唐刘希夷)

105.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唐王翰凉州词)

106.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唐颜真卿)

107.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唐罗隐蜂)

108.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唐贾岛剑客)

109.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唐李绅悯农)

110.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唐李贺南国)

111.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唐李商隐无题)

112.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唐李商隐无题)

113.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唐李商隐无题)

114.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唐李商隐锦瑟)

115.历鉴前朝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唐李商隐)

116.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唐李商隐)

117.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唐僧云览)

118.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五代李煜乌夜啼)

119.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五代晏殊蝶恋花)

120.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宋范仲淹岳阳楼记)

121.残雪压枝犹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宋欧阳修戏答元珍)

122.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宋欧阳修伶官传序)

123.祸患常积于忽微,而智勇多困于所溺。(宋欧阳修伶官传序)

124.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宋朱淑真生查子)

125.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宋柳永凤栖梧)

126.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

127.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宋司马光训俭示康)

128.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宋司马光资治通鉴)

129.循序而渐进,熟读而精思。(宋朱熹读书之要)

130.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宋朱熹观书有感)

131.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宋王安石登飞来峰)

132.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宋王安石)

133.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宋苏轼冬景)

134.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宋苏轼题西林壁)

135.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宋苏轼)

136.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宋苏轼)

137.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宋苏轼水调歌头)

138.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宋苏轼水调歌头)

139.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宋李清照夏日绝句)

140.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宋李清照五陵春)

141.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宋李清照醉花阴)

142.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宋李清照如梦令)

143.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宋秦观鹊桥仙)

144.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宋陆游游山西村)

145.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宋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146.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宋陆游病起书怀)

147.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宋陆游冬夜读书示子聿)

148.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功夫老始成。(宋陆游)

三捷文化学校学校地址:护军街60号,西大桥附近

咨询电话:

0451--87555632

举报

微信扫一扫

获得更多内容

考研英语阅读中可能涉及的美国司法常识

2014-08-28何凯文何凯文考研英语

很多同学由于对于美国的三权分立体系不了解一遇到政治和法律的文章就晕菜,所以今天先把美国的司法体系简单的介绍一下。美国的法院系统相对复杂,作为一个考研同学来讲这些常识是应该知道的,这是有文化的表现。KK不是法律专业的,所以总结不是很全,但是对付考研应该够了,而且是现有的最全,最精简的了。同学们静下来好好的看一下,真的会有帮助的,我后面会把美国的行政和立法体系介绍一下。保持队形,那怕一个人也应该像一支队伍!

(如果有专业不准确的地方也欢迎来补充,感谢!)

从级别来讲美国法院分为:联邦法院和州法院

一. 美国联邦法院 (Federal Courts)

联邦法院又分为:普通法院和专门法院。

普通法院分为三级,从下到上分别是:

1.地方法院 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2.上诉法院(除了联邦区域上诉法院) District Court of Appeals.

3.最高法院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

专门法院有:

1.破产法庭 (U.S. bankruptcy Court)

2.税务法庭 (United states Tax Court)

3.国际贸易法庭 (United States Court of International Trade)

4.美国联邦权利申诉法院( United States Courts of Federal Claims)

5.美国军事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s of Appeals for Armed Forces)

6.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

(the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

这是最著名的法院:

CAFC最为人熟悉的职能是作为对专利确权、侵权诉讼的专属上诉法院。它受理来自美国专利商标局(

PTO

)的关于专利审查案件、美国联邦地区法院(

DCT

)专

利侵权案件、和来自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的“337调查”案件的上诉。自其成立以来,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审理的案件大约有三分之一涉及专利。

7.联邦区域上诉法院 (United States Courts of Appeals)(也称Federal Judicial Circuits)(下设11个巡回法庭分辖11个区域)

8.美国退伍军人权利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s of veterans Appeals)

补充说明:美国宪法指明要成立最高法院,其余法院由美国国会授权成立。

Federal courts

The federal court system is made up ofseveral levels of hierarchical court. The top-level court is the United StatesSupreme Court. Below this are the District Court of Appeals. Below this is the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s, for various geographical areas as defined by theUnited States Congress.

二.州法院 (State courts)

State courts take a wide variety of forms,as defined by each state's legislature. For example, in New York, there is a Supreme Court which isactually the lowest-level trial court; its name is based on the fact that it ishigher ranked than all administrative and local courts. The highest court in New York is the New YorkCourt of Appeals. 一般而言州法院分为三级:

1.州最高法院(State Supreme Court),(有些州不设)

2.州上诉法院 (Superior Court of Appellate Division),、

3.初审法院(County or Municipal Court)

基本职能介绍:

联邦系统法院管辖的案件主要是:①因联邦法律、条约或州宪法而系争的所谓“联邦问题案件”,包括宪法规定由最高法院初审或终审的案件,以及联邦法律规定由联邦系统的法院专属管辖的案件,如破产案件等。②双方当事人为不同国籍或州籍而且系争数额达一万美元的案件,可由当事人自行决定由联邦法院或州法院审理,但离婚案件除外。③联邦其他法院移送的案件,以及原属联邦与州双重管辖而双方当事人自愿转由联邦法院审理的案件。不属联邦法院专属管辖的案件,州法院均可管辖。至于各州之间的管辖,由于法律规定各异,与适用何州法律的冲突法问题密切相关,是美国法中争执较多、解决较难的问题。

(你的转发是对我的肯定,你的仔细阅读是对自己的负责!)

举报

微信扫一扫

获得更多内容

范文八:季羡林的散文艺术 投稿:徐浪浫

季羡林的散文艺术

——读《季羡林散文选集》有感 “智者勇,忍者寿,长者随心所欲。曾经的红衣少年,如今的白发先生,留得十年寒窗苦,牛棚杂忆密辛多。心有良知璞玉,笔下道德文章。一介布衣,言有物,行有格,贫贱不移,宠辱不惊。学问铸成大地的风景,他把心汇入传统,把心留在东方。”这段“感动中国”的颁奖辞说的正是季羡林先生。季羡林是闻名中外的大学者,他所从事的是最繁重的中亚古代语言和佛经翻译工作,被世人冠以“国学大师”、“泰斗”诸如此类的称号。然而季先生绝非追求功名利禄之辈,在外人看来是卓越非凡的研究成果面前,他能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一颗平凡的心。季先生在自己七十年的自传中这样总结道:“总起来看,没有大激荡,没有大震动,是一个平凡人的平凡经历。”

然而“一个平凡人的平凡经历”却很不平凡。

季羡林1911年8月6日出生于山东省青平县,当时家道中落,形同贫农。他六岁离家,到济南去投奔叔父。在私塾里念了一些《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四书》之类。以后接着上小学,转学的时候,因为人是一个“螺”字,老师垂青,从高小开始念起。由于报考的中学考英语,而他当时又恰好在高小读书时业余自学了一点英语,帮他考过了。他所投奔的叔父对他寄予极大期望,要求也特别严格,有时还亲自讲授。他的教育对季羡林的影响极大。上中学时的课程有国文、数学、英语、物理等等,于现在相差无几。课外他阅读大量的中国古典小说,比如《三国演义》、《西游记》、《封神演义》、《济

公传》等等。高中时,在胡也频、董秋芳等老师的引导栽培下,季羡林阅读了大量的古籍旧书,也熟读了陶渊明、李白、王维等大家的作品。高中毕业他考取了清华大学,在大学时他获益最大的两门课都不是正课,而是朱光潜先生的“文艺心理学”和陈寅恪先生的“佛经翻译文学”。大学毕业后,他考取了清华大学与德国的交换研究生。他来到曾经培养出许多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大学城哥廷根。在哥廷根大学,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苦读不辍。然而让他倍受煎熬的是对祖国和亲人的思念。在散文《海棠花》里,他曾写道:“祖国有时来入梦,是我这万里外的游子心情不能平静。”正因为当时看到海棠花令他触景生情——浓重的乡情:“我是一个有故乡和祖国的人。„„我的祖国正在苦难中,我是多么想看到她呀!”1946年,季羡林回到阔别十余年的祖国,在北京大学任教授。在印度语言文化研究领域,他有大量的多国文字翻译作品,其中成就最大并为他带来了世界声誉的首应推他翻译的二百多万字的梵文学作品。季羡林以他卓越的研究成就,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也为中国学术界和北京大学赢得了声誉。

季羡林是一位独具一格的散文作家,他的作品中贯穿着严肃执着的艺术追求。他在《朗润集》的自序里自谦地说道:“至于我自己写的散文,那只能算是一些习作。”他能坚持散文创作数十年不间断,主要是由于他对散文有一种特别强烈的爱好。他自己把坚持几十年写东西这种锲而不舍归因于“旧习惯势力”。在创作中,他坚持严肃认真负责的态度,绝不写废话。在生活平静的情况下,他常常是一年半载写不出一篇东西来。没有灵感,就什么也写不出,什么也不想写。

否则,这样勉强动笔,写出来的东西必然是味同嚼蜡,满篇八股。正是他这种没有真情实感绝不动笔的态度,使他的散文朴实真切,既涤尽铅华,而又包含诗情画意,具有独特的艺术特色。

季羡林的散文从题材上看,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描写是从身边琐事出发的。在作者的散文中,黄昏、梦、极平凡的人物这样日常生活中到处可见的题材被描写得美好而活灵活现。作者在《黄昏》一文中这样问道:“有几个人觉到过黄昏的存在呢?”是啊,黄昏是一日的终点,每天在同样的时刻必然要上演。有数不清的天,有数不清的黄昏。多得到人们几乎忘了它的存在。在作者的想象中,黄昏从北方来,到南方去,转瞬即逝。“当远处弥漫着白茫茫的烟,树梢上淡淡涂上了一层金黄色,一群群的暮鸦驮着日色飞回来的时候,”黄昏也就到了,而忙碌的人们却把它关在门外,留下了“漫长的漆黑的夜,闪着星光和月光的夜,浮动着暗香的夜。”他所记叙的身边琐碎的小事,却不单单描述这些小事本身,而是往往具有“小中见大,小中有大”的精神觉悟和真挚情怀。《香橼》一文开头便描绘了作者书桌上摆着的一只大香橼,“半黄半绿,黄绿相间,耀目争辉。”它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散发出阵阵清香,闪着点点淡淡的光芒,驱除作者的疲倦,振奋了精神。看到这,作者对这只香橼体态状貌的描写可谓告一段落了。

第二段便调转笔锋写起了这只香橼的故乡,即它的产地,云南思茅。思茅以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蛮烟瘴雨之乡,是名副其实的“江南瘴疠地”。当地也流行一些俗语:“要下思茅坝,先把老婆嫁”,“只见娘怀胎,不见儿上街”等等。而如今作者在思茅见到的情况大不一样了:

风景优美,瓜果蔬菜繁荣昌盛,犹如一座新城拔地而起。就在这思茅的今昔对比之间,作者流露了他对昔日的不毛之地变成今天的人民幸福生活的乐园的欣喜欢悦。作者从一只小小的香橼着笔,继而往大处写了其产地思茅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便不难读出作者对祖国大好河山欣欣向荣、日新月异的欢欣鼓舞。又如作者此类题材的另一篇佳作《一双长满老茧的手》写的是作者在公共汽车上无意中看到一位乡下来的老妇人那一双长满老茧的手,并为之深深吸引。他看到了“一张饱经风霜,布满了皱纹的脸”,“一双合山慈祥的眼睛”和“银丝般的白发”,然而令他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双长满老茧的手。由所见的这双手,他联想到自己的母亲、曾经照顾自己的王妈和另外一位人民公社的老大娘的同样的手,她们的手伴随着作者的成长,作者通过这一双双手的回忆,表达了对车上老妇人的,肃然起敬,更抒发了对无数哺育过自己的劳动人民的深深感激。

季羡林的散文,尤其是他早期的作品大多透露出青年的特有的朦胧诗意般的意境,同时又饱含着深刻的思维,细致的揣摩,精致的描绘。像《黄昏》《寂寞》《年》都是具有此种特点的文章。它们通篇是想象之辞,通篇是作者的精神和心理的世界的描绘。要知道,在这样的精神世界中游览要比在现实风景中要来得迷离、奇幻、有趣。读这些文章,可以体会出作者观察的细腻,对景物敏锐的感受和独特的色彩搭配运用,状物写景同抑郁低徊的情调、同略带伤感的心理融为一体,然而用词却轻盈活泼,意境朦胧优美。

在《黄昏》中作者对黄昏的来去作了追根溯源的议论,这些议

论无不凸显出作者美丽的想象和丰富的精神思辨:

黄昏走了。走到哪里去了呢? ——不,我先问:黄昏从哪里来的呢?着我说不清。又有谁说得清呢?我不能够抓住一把黄昏,问它到底。从东方么?东方是太阳出来的地方。从西方么?西方不正亮着红霞么?从南方么?南方只充满了光和热。看来只有说从北方来的最适宜了。倘若我们想了开去,想到北方的极北端,是北冰洋和北极,我们可以在想象里描画出:白茫茫的天地,白茫茫的雪原和白茫茫的冰山。再往北,在白茫茫的天边上,分不清那是天,是地,是冰,是雪,只是朦胧的一片灰白。朦胧灰白的黄昏不正应当从这里蜕化出来么?

这段描写给了我们以富于理性思辨的印象,给了我们以天马行空之想象的印象。作者在用他的精神力量来探究黄昏的来路:东方?西方?南方?都不是。因而黄昏只有从北方来,而朦胧灰白的黄昏正也符合北极白茫茫的灰白的景象。

在《寂寞》一文中作者对寂寞的描绘让人感同身受,让人仿佛看到寂寞像条毒蛇死死地缠着作者,而作者却似拼了命地逃,能逃到哪儿才能停止脚步?寂寞在后面死死地追着„„在图书馆,寥寥几个看书的错落地坐着,但却怎么也不像人,像木乃伊,像僵尸,像翻着白眼的死鱼。寂寞来袭时,一切都被找上了阴影。在宿舍里,作者躺在床上,寂寞就在四周跳动。这不是宿舍,是坟墓,墓外是过路人脚下踢出来的跫跫的足音。作者的思维世界可谓是神奇多彩,简单的寂寞在作者笔下却有如此变幻,抽象的寂寞在作者笔下却如此具体可

触。

在季羡林的散文中,还能体味到精彩的修辞表现手法。修辞的用法虽不能像作者的思想一样贯穿全文,但文章中散落的那些比喻拟人之类的好句子,在阅读时碰到了却一样令人内心欣喜,甚觉可爱。在《年》中,有一句话描写白天和黑夜:“就这样,白天接着黑夜,黑夜接着白天;一明一暗地滚下去,相玉盘上的珍珠。„„”白天、黑夜,白天、黑夜,„„永远不断地交替下去,作者把白天和黑夜比作白珍珠和黑珍珠,看似很突兀,说不出道理,但既然成了珍珠就自然有了滚动之势,于是便“一明一暗地滚动下去”,日子也就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此时便领会到这个比喻的恰当贴切,正是因为要日夜交替滚动才有了这珍珠的比喻。而在《黄昏》中有一句描写黄昏景致的句子:“远处弥漫着白茫茫的烟,树梢上淡淡涂上了一层金黄色,一群群的暮鸦驮着日色飞回来„„”神来之笔正是这个“驮”字。于是联想到小学时候学过老舍先生描写济南的雪的一篇文章中这样写到:“半山腰上卧了点雪。”只记得当时老师教我们说这“卧”字是一点睛之笔,此处的拟人是如何的精妙。由于那时尚且幼小,只顾着老师说自己记,对其真正的含义并没有领会,而如今读到季先生的这个“驮”字,再回想“卧”字,只觉得有异曲同工之妙,确实是点睛之笔,出彩之处啊。一个“驮”字既显暮鸦身披落日余晖归巢时的祥和安定,又略带些沉重感,仿佛有什么东西轻轻压在心头。

这就是我眼中季羡林先生的散文,朴实而又不失诗意,简单而又不失内涵。在他认真的做人做事态度的影响下,我想我们也可以做

到季老先生所说的那样:“生当盛世,唯一的希望就是多活许多年,多做许多事情。”

范文九:读《季羡林散文》有感 投稿:雷砼砽

读《季羡林散文》有感 2009 年 7 月 11 日上午 8 时 50 分, 我国著名学者、 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因心脏病突发, 与世长辞,享年 98 岁。 看到这个消息后,我捧着这本《季羡林散文》不经感到有些沉重。记得,知道季老先 生这个人物,是因为有关他的一则故事:身为北大副校长的他帮一个学生看行李,守约得等 到学生回来才离开。当时,季老先生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平凡、朴素,但孕育着伟大的人。季 老先生有着渊博的知识,但他为人谦虚,他在《病榻杂记》中,用通达的文字,廓清 了他是如何看待这些年外界 “ 加 ” 在自己头上的 “ 国学大师 ” 、 “ 学界泰斗 ” 、 “ 国宝 ” 这三项 桂冠的,他表示: “ 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 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 ” 我拿到这本《季羡林散文》的时候,原以为里面尽是些难懂深奥的文言句势,谁知 道翻开来却是句句温暖易懂, 篇篇平易近人。 但平凡中透露着博学, 一字一顿中显现着优雅。 使人不得不佩服老先生对文学知识的熟练掌握与应用。他的书,不仅是他个人一生的写 照,也是近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


范文十:季羡林散文之寻梦 投稿:张锺锻

季羡林散文之寻梦

夜里梦到母亲,我哭着醒来。醒来再想捉住这梦的时候,梦却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黑暗,一直看到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在发亮。眼前飞动着梦的碎片,但当我想到把这些梦的碎片捉起来凑成一个整个的时候,连碎片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眼前剩下的就只有母亲依稀的面影……

在梦里向我走来的就是这面影。我只记得,当这面影才出现的时候,四周灰蒙蒙的,母亲仿佛从云堆里走下来,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同平常不一样,像笑,又像哭,但终于向我走来了。我是在什么地方呢?这连我自己也有点儿弄不清楚。最初我觉得自己是在现在住的屋子里。母亲就这样一推屋角上的小门,走了进来,橘黄色的电灯罩的穗子就罩在母亲头上。于是我又想了开去,想到哥廷根的全城:我每天去上课走过的两旁有惊人的粗的橡树的古旧的城墙,斑驳陆离的灰黑色的老教堂,教堂顶上的高得有点儿古怪的尖塔,尖塔上面的晴空。

然而,我的眼前一闪,立刻闪出一片芦苇。芦苇的稀薄处还隐隐约约地射出了水的清光。这是故乡里屋后面的大苇坑。于是我立刻感觉到,不但我自己是在这苇坑的边上,连母亲的面影也是在这苇坑的边上向我走来了。我又想到,当我童年还没有离开故乡的时候,每个夏天的早晨,天还没亮,我就起来,沿了这苇坑走去,很小心地向水里面看着。当我看到暗黑的水面下有什么东西在发着白亮的时候,我伸下手去一摸,是一只白而且大的鸭蛋。我写不出当时快乐的心情。这时再抬头看,往往可以看到对岸空地里的大杨树顶上正有一抹淡红的朝阳———两年前的一个秋天,母亲就静卧在这杨树的下面,永远地,永远地。现在又在靠近杨树的坑旁看到她生前八年没见面的儿子了。

但随了这苇坑闪出的却是一枝白色灯笼似的小花,而且就在母亲的手里。我真想不出故乡里什么地方有过这样的花。我终于又想了回来,想到哥廷根,想到现在住的屋子。屋子正中的桌子上两天前房东曾给摆上这样一瓶花。那么,母亲毕竟是到哥廷根来过了,梦里的我也毕竟在哥廷根见过母亲了。

想来想去,眼前的影子渐渐乱了起来。教堂尖塔的影子套上了故乡的大苇坑,在这不远的后面又现出一朵朵灯笼似的白花,在这一些的前面若隐若现的是母亲的面影。我终于也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看到母亲了。我努力压住思绪,使自己的心静了下来,窗外立刻传来潺潺的雨声,枕上也觉得微微有寒意。我起来拉开窗幔,一缕清光透进来。我向外怅望,希望发现母亲的足迹。但看到的却是每天看到的那一排窗户,现在都沉浸在静寂中,里面的梦该是甜蜜的吧!

但我的梦却早飞得连影都没有了,只在心头有一线白色的微痕,蜿蜒出去,从这异域的小城一直到故乡大杨树下母亲的墓边,还在暗暗地替母亲担着心:这样的雨夜怎能跋涉这样长的路来看自己的儿子呢?此外,眼前只是一片空,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了。

天哪!连一个清清楚楚的梦都不给我吗?我怅望灰天,在泪光里,幻出母亲的面影。

字典词典市级文明村申报材料市级文明村申报材料【范文精选】市级文明村申报材料【专家解析】立夏的故事立夏的故事【范文精选】立夏的故事【专家解析】节约用纸的手抄报节约用纸的手抄报【范文精选】节约用纸的手抄报【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