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梅丸医案_范文大全

乌梅丸医案

【范文精选】乌梅丸医案

【范文大全】乌梅丸医案

【专家解析】乌梅丸医案

【优秀范文】乌梅丸医案

范文一:乌梅丸加味治案一则 投稿:罗硣硤

实用中医药杂志$%&&’年"月$第%(卷"期(总第()*期)

补中益气汤临床应用体会

陈&莉

(永川市人民医院,重庆永川’"!()")*!’+,-&[文献标识码].[中图分类号]

[文章编号](""’$!/(’(!""#)")$"%)/$"(

&&补中益气汤有调理脾胃,益气升阳之功,既可治劳倦内伤,又可疗阳虚外感,举例如下。汤为基础方,随症加减而取效。

例(乃因中阳虚衰,营卫失调所致之盗汗,用本方补中益气汤合桂枝汤调和营卫,中气复、营卫和,则盗汗可止也;例!产后脾肾两虚,小便失禁,治疗于补中益气汤中伍以益肾缩泉之益智仁、菟丝子等,使脾肾健、膀胱约,则尿失禁自复;例%由劳倦内伤,脾失升健而致食后即便,以补中益气汤合参苓白术散加减以加重健脾之力,使脾气健、升降和,则泄泻愈。

乌梅丸加味治案一则

!"盗&汗

刘某,女,%#岁。夜寐盗汗!年,服药繁杂,多施以滋阴敛汗之法,然仅获效一时,停药后盗汗依旧。观其面黄少华,精神疲惫,少气懒言,自述头昏、心悸,动则气短,纳差,大便时溏,舌淡苔白,脉细无力。此证非阴虚之候,乃劳倦内伤,中气虚陷,卫阳不固,营失内守,心液随虚阳外泄之故。景岳谓:盗汗,亦各有阴阳之证,不得谓自汗必属阳虚,盗汗必属阴虚也。”治以健脾益气,调和营卫。用补中益气汤合桂枝汤治疗。黄芪%"0,

党参!"0,白术、白芍各(#0,炙甘草、当归、陈皮各("0,升麻、柴胡各)0,桂枝/0,大枣)枚,生姜%片。水煎温服。服药#剂后盗汗止,诸症减轻,守原方再进#剂告愈。

#"产后尿失禁

周某,女,!#岁。妊娠足月初产,产后但饮不食,小腹坠胀,小便频数,继则淋漓,逐日增重,累湿衣被,已有月余。妇产科诊断为“膀胱括约肌松驰症”。面色萎黄,精神倦怠,少气懒言,纳少,腰酸,舌淡苔白,脉细弱。此因产时耗伤肾气,产后失于调养,脾气受损,以致脾肾两虚,中气下陷,膀胱失约。治以补中健脾,益肾固脬。用补中益气汤合缩泉丸治疗。黄芪%"0,党参、山药各!"0,白术、菟丝子各(#0,益智仁、覆盆子、当归、炙甘草各("0,乌药/0,升麻、柴胡各)0。水煎温服。上方#剂后症情缓解。原方再进#剂痊愈。$"泄&泻

袁某,女,#"岁。大便时溏时泻,%年,每次饭后必解大便,服诺氟沙星、复方黄连素片等。大便可正常!天,继又如故,始终不能痊愈。患者面色萎黄,少气懒言,脘腹时胀,纳差,神倦体乏,舌淡苔白,脉细无力。此为脾胃虚弱,运化失职,脾不升清而致泄泻。治以益气健脾,升清止泻。用补中益气汤合参苓白术散加减。黄芪%"0,党参、炒山药各!"0,焦白术、莲米各(#0,陈皮("0,炙甘草、升麻、柴胡、砂仁各/0,大枣("枚。水煎温服。连服!"剂后随症略有加减症状缓解,继以补中益气丸调治月余痊愈。%"体&会

以上案例,病虽各异,然病机相同,均系劳倦内伤,中气虚弱之候,故治法亦相同,皆以健脾益气、升清举陷之补中益气!""#$"!$"%

・#"!・万 

方数据顾勇刚

(上海市南汇区中心医院,上海!"(%"")[中图分类号]

*!’+1-&[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

&&张某,男,’#岁,!""%年’月(!日初诊。患慢性结肠炎%

年余,经常腹中冷痛,大便溏薄、夹杂粘液,日%2’次。常服补脾益肠丸治疗,症状时发时止,始终不愈。近年来因工作紧张,常觉疲劳,结肠炎症状加重,大便次数及粘液增多。同时出现性欲下降,阴茎萎软不举,已有半年多不能进行正常性生

活。诊见形体消瘦,精神萎靡,阴茎短缩,不足%34,

龟头冰凉,阴囊冷缩。诉阳痿不举,神疲乏力,腰冷肢软,食欲不振,脐周腹痛,大便溏薄,每日’次,夹杂白色粘冻,查舌质淡胖、边有齿印、苔白灰腻,脉弦细。实验室检查大便常规白细胞

(’)、粘液(()。性激素测定无明显异常。西医诊断:慢性结肠炎,功能性56。中医辨证为命门火衰。治宜温肾壮阳。

方用乌梅丸加味。炮附子%"0

(开水先煎(7),党参#"0,炒当归、炒白术、补骨脂、鹿角片、乌梅各(#0,蛇床子、阳起石、焦六曲各!"0,桂枝、干姜、台乌、九香虫各("0,焦黄柏(!0,细辛)0,炒川连%0,炒花椒%"粒。(’剂,每日(剂,连续水煎%次,每次取汁!""48,混匀后分早、中、晚%次温服。’月!-日二诊,畏寒肢冷大减,龟头阴囊转温,腹痛及大便粘液消失,已有性欲感,但阴茎仍不能勃起,舌质淡红、苔白,脉缓。守原方加蜈蚣%条,再服(’剂。#月((日三诊,精神较好,龟头温暖,阴茎自然增长至’1#34,阴囊温暖松软,性欲增强,阴茎能勃起,性生活尚欠满意,大便成形无粘液。守二诊方再服(’剂。#月!#日四诊,性功能康复如常,每周能进行!次正常性生活,为巩固疗效,将二诊方中炮附子减至(#0,去花椒及阳起石,再服(’剂后随访半年无复发。

按:《伤寒论》%%/条云:“……蚘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可见先师张仲景用乌梅丸主要治疗蚘厥和久利。本例无蚘厥,但患慢性结肠炎(久利)%年余,故用乌梅丸治疗。56辨证属命门火衰,治当温肾壮阳。乌梅丸中有附子、桂枝、干姜、细辛等温阳散寒药,治疗命门火衰甚为合拍。方中再加入蛇床子、九香虫、鹿角片、阳起石、蜈蚣等催欲振萎类中药,可增强壮阳助勃功效。药中病机,则疗效显著。[收稿日期]!""#$"!$"%

“自汗[收稿日期]

乌梅丸加味治案一则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被引用次数:

顾勇刚

上海市南汇区中心医院,上海,201300

实用中医药杂志

JOURNAL OF PRACTIC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2005,21(6)0次

本文链接: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syzyyzz200506054.aspx

下载时间:2010年11月12日

范文二:tcm100中医e百-邢斌医案:乌梅丸治疗汗证 投稿:史睶睷

tcm01中医e百-0邢斌案医:梅丸乌治汗疗 证

●轉換 到體中文繁

●留 言板

●本站 全搜站

索首页 | 文章 专| |题 专业刊 |期 中医药学材教 中医|籍古 | 中 药数据库医| 学经典国 中医图书|息信| 的您置 位:

首 > 文章页 >床 > 临正文将 本页发Emai送到l自或他己的人箱信

斌医邢:案乌丸梅治汗证疗发

时表间:210/2/011 :738:0 1评论 次:0数

源h:tt:/px/igbin.bnlgobsuc.om/ogl/5s2888286.thlm 作者:斌

邢某某,金女6,1岁

。200年91月112初诊日

。主:乏诉多汗力01年。余

:史力自乏已汗10年,余热怕渴口大便一,日四行,溏薄三如,受果凉更出会现泻腹,服黄用连素后缓解。48能绝经,此岁出现后先身全发、热部潮红、面烦,心然出汗,一日多后。次可纳眠,安脾气,好。乙有肝病史2,07年因GP0升T高住院现在,服用米拉夫定,片肝功指能标常正。淡舌红胖而苔,,脉薄沉弦。

处:方乌梅5g1,细3g,辛桂3肉,川连3g,g柏(知)各9,g归当g,党参30g,川椒33g,制附子g,3灵脾1仙5g,茅仙9,g巴天戟9,7g剂。

20

0年19月11日9二诊:后乏药自汗力烘与汗出热明均减轻显大便,一一日行,形,成不热,怕但仍口有。补渴有诉咽炎史经,常咽喉适,不痰多色白。,质淡舌红,薄略腻苔,沉脉弦

处。:守方方改,柏知各)6(,去g当归加,参玄9、蝉衣g2g、僵112g、冬瓜蚕30子g14,剂。200

年12月3日三诊9诸:症均显减明轻,喉咽适亦不大。减苔薄白,脉沉舌。弦

方处守11月1:9日方去玄参,,木加蝴12蝶,g剂7

。后诸药症愈。

均这对文章有想法?欢篇评论迎!

用名: 户 密 码 : 新用注册户 验

证:码

内容 :

网评友论共 0条 论中评医古籍在线阅读-新图书最

黄帝素宣明论方

世问医效得

方农神草本经

内经赞药瀹医灯续

焰伤寒

源集溯

简明医彀

机玉微义兰

室秘藏

氏严生济方经典

医中籍古

黄帝经素问内

黄内经帝灵枢

寒论

伤金要匮略神农

草经

本本草目纲

备急千金要方

千翼方金

病源候论诸

外秘台要《中

药学》材教附(片)图

参人 丁 黄香 芪鹿茸 荟菊花 芦 百合 当 归海马 灵阿芝 胶 花红 珍珠 榔槟 天麻山 楂白 果 三 七

蜂蜜 木瓜虫夏冬 草 枸杞子 公英西蒲参洋 五味 子 玫瑰 党参花相图书推荐关求

不如医求系己之:列病皆万...可重订

医衷学参西录(中册)上

医衷学参中录西()——中下.医..基

础临床按摩疗法解:剖学与...

伤治寒论临证指-要寒论伤代研现...国家级名医

秘方验药师经法研

究第(\一二辑七)...

傅山临医书合编证

氏杨腑经络脏穴点疗法谦斋医

讲稿学

关文相章

邢医斌:过案性鼻炎医案

敏斌邢医案治青:年人痹案

邢胸斌案医:咳发喘案

热乌丸新梅

用黄连毒汤解辨

《疑析病证思难录辨读后》读《危症

病难倚子》附感

低热有治无效经一

《例危症难病附子》倚书一风格浅

热析门评论文章

因原令人吃:中惊医啥为倍攻受击

的我脉诊方法

浅述李、可刘力红术思想学的憾缺

培养些少博,多训练士些间民医中

中医人忧思录才

纯搞中千医不要万排斥代现医

学发展谈中医与澄王陈竺要下

中医是这样台成炼的久

痛之,处有必阳

不伏“要假以打假地抨”中医击热

文门章

男性让力精沛充的种七食物

好药让草人女丽靓一生

乾皇帝是隆如何壮补肾阳的

电脑每天必喝四杯族茶

室内毒种夫花双妻患癌双

的诊我方法脉久

痛处之必,伏有

阳八大中养药生妙用

切忌空吃腹的1种饮1食

起三早光迟 三起慌

版权

声:明本部分资料来站于源联互网如果您,认某为些资料侵了犯您的版权请迅,联速系本站本,核实站将尽后移除!

本站信快息仅供考,参能不为作诊及断治的依据疗!

CopyRihtg © 209 版权0有所 ww.twmc00.1cmo 站 信箱:h长tcim010ya@hooc.o.mn c沪 CP备I7006395 2

范文三:tcm100中医e百-邢斌医案:乌梅丸治疗汗证 投稿:万疋疌

tcm100中医e百-邢斌医案:乌梅丸治疗汗证

● 轉換到繁體中文

● 留言板

● 本站全站搜索

首页 | 文章 | 专题 | 专业期刊 | 中医药学教材 | 中医古籍 | 中医药数据库 | 国学经典 | 中医图书信息 | 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章 > 临床 > 正文 将本页发送Email到自己或他人的信箱

邢斌医案:乌梅丸治疗汗证

发表时间:2010/2/11 7:38:10 评论次数:0

来源:http://xingbin.blogbus.com/logs/58282868.html 作者:邢斌 金某某,女,61岁。

2009年11月12日初诊。

主诉:乏力多汗10余年。

病史:乏力自汗已10余年,怕热口渴,大便一日三四行,溏薄,如果受凉更会出现腹泻,服用黄连素后能缓解。48岁绝经,此后出现先全身发热、面部潮红、心烦,然后出汗,一日多次。纳可,眠安,脾气好。有乙肝病史,2007年因GPT升高住院,现在服用拉米夫定片,肝功能指标正常。舌淡红而胖,苔薄,脉沉弦。

处方:乌梅15g,细辛3g,肉桂3g,川连3g,知柏(各)9g,当归3g,党参30g,川椒3g,制附子3g,仙灵脾15g,仙茅9g,巴戟天9g,7剂。

2009年11月19日二诊:药后乏力自汗与烘热汗出均明显减轻,大便一日一行,成形,不怕热,但仍有口渴。补诉有咽炎史,经常咽喉不适,痰多,色白。舌质淡红,苔薄略腻,脉沉弦。

处方:守方,改知柏(各)6g,去当归,加玄参9g、蝉衣12g、僵蚕12g、冬瓜子30g,14剂。

2009年12月3日三诊:诸症均明显减轻,咽喉不适亦大减。舌苔薄白,脉沉弦。 处方:守11月19日方,去玄参,加木蝴蝶12g,7剂。

药后诸症均愈。

对这篇文章有想法?欢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证码:

内 容:

网友评论共 0 条评论中医古籍在线阅读-最新图书

黄帝素问宣明论方

世医得效方

神农本草经赞

内经药瀹

医灯续焰

伤寒溯源集

简明医彀

玉机微义

兰室秘藏

严氏济生方

经典中医古籍

黄帝内经素问

黄帝内经灵枢

伤寒论

金匮要略

神农本草经

本草纲目

备急千金要方

千金翼方

诸病源候论

外台秘要

《中药学》教材(附图片)

人参 丁香 黄芪 鹿茸 芦荟菊花 百合

珍珠 槟榔 天麻山楂 白果 三七

蜂蜜 木瓜冬虫夏草 枸杞子 蒲公英西洋参

推荐

求医不如求己系列之:万病皆可...

重订医学衷中参西录(上册)

医学衷中参西录(下)——中医...

基础临床按摩疗法:解剖学与治...

伤寒论临证指要-伤寒论现代研...

国家级名医秘验方

药师经法研究(第一\二辑)七...

傅山临证医书合编

杨氏脏腑经络点穴疗法

谦斋医学讲稿

相关文章

邢斌医案:过敏性鼻炎医案

邢斌医案:治青年人胸痹案

邢斌医案:咳喘发热案

乌梅丸新用

黄连解毒汤辨析

《疑难病证思辨录》读后

读《危症难病倚附子》有感

低热经治无效一例

《危症难病倚附子》一书风格浅析

热门评论文章

原因令人吃惊:中医为啥倍受攻击 海马 灵芝阿胶 红花五味子 玫瑰花 党参相关图书当归

我的诊脉方法

浅述李可、刘力红学术思想的缺憾

少培养些博士,多训练些民间中医

中医人才忧思录

搞纯中医千万不要排斥现代医学

谈发展中医与王澄要陈竺下台

中医是这样炼成的

久痛之处,必有伏阳

不要“以假打假”地抨击中医

热门文章

让男性精力充沛的七种食物

好草药让女人靓丽一生

乾隆皇帝是如何壮阳补肾的

电脑族每天必喝四杯茶

室内种毒花夫妻双双患癌

我的诊脉方法

久痛之处,必有伏阳

八大中药养生妙用

切忌空腹吃的11种饮食

早起三光 迟起三慌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资料来源于互联网,如果您认为某些资料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迅速联系本站,本站核实后将尽快移除!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诊断及治疗的依据!

CopyRight © 2009 版权所有 www.tcm100.com 站长信箱:hitcm100@yahoo.com.cn 沪ICP备07036295

范文四:乌梅丸新用(1) 投稿:赵迈迉

2008年10月

HENAN

河南中医OctoberVd.28

2008No.10

第28卷第lO期TlU国{Tl()NAIC}{lNESEM腻DICINE

・疑方实验录・

争庐啊◇∥啊乒舒嗡◇庐'势∥'

{乌i《梅il丸i《新i《用ikI,堍mJ‰《傀m0《^确m¥蛤、;焉m¥tt日A¥

樊建举

(邯郸明仁中医院,河北邯郸056001)

关键词:张弹景;乌梅丸;嚯炎;食遥炭流槛气管荑;冠心病心绞痛;慢槛结脑炎中图分类号:R222.16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3—5028(2008)10一ool6一02

乌梅丸出宴强悖袋《镌寒论》,麓以治疗蛔厥谖。方由乌梅、附予、黄榷、入参、柱枝、细辛、黄连、当舞、j||搬、于姜缓成,临床用于寒热错杂,气机不利之证,兹列数例,以求正于同仁。1咽炎

漱蒎,女,46岁,农民。患慢性咽炎2年,于1995年就诊。咽部不适,如有物堵,时有疼痛。咽部黯红而淡,舌淡苔自滑,脉弦。又进食露热恶冷,稍冷则胃痛羧泻。辨为脾肾簸虚,承饮上犯,痰气交阻证,撅苓甘蠢味姜辛汤会半夏厚衿汤治疗而缓解。复诊仍舌淡苔白,脉沉细而缓,考虑为脾胃阳虚未笈,予以附子理中丸连服月余而痊愈,其阈3年未发。后于1998年7月因情患不畅,咽炎复发,自照前法日驻附子理孛丸治疗,症状黧鬟,咽瘸难耐。当戆医生予後清热解毒中药(黑体不详)口服,咽痛稍减,但出现胃脘不适,时有热气上冲咽喉。查见咽喉色红充血,舌级酱白,脉弦,农关滑。诊为肝气不舒,厥阴之火横逆犯胃,胃气上逆咽部。燕合《伤寒论》:“蹶貂之秀病,消灞,气主撞心,心中疼熬……”,撅乌梅丸改汤剂加味:黄柏15g,党参20g,桂枝10g,制附子6

为寒热镨杂,野髯失稷,膝失肃降。拟辛努蕾辫,穰躲脬髯,降逆止咳。方用乌梅丸改滋潮热减:乌梅20g,黄雅15g,党参15g,桂枝10g,制附子9g(先煎),细辛3g,黄连10g,当归15g,干簧6g,苏子9g,吴茱萸3g,岛贼骨6g,防风9

g。

土方3剂,承熬骚,日1剂。尽荆咳嗽明照减轻,烧心返羧及热气上洚感消失。仍舌红苍黄,脉数。愿穷攘蝉熏;乏6g,薄荷

g,继进7剂,症状缓解。

3冠心病心绞痛

李菜,舅,59岁。2004年10羹9毽,激发作往瓣嚣詹燕痛20天来诊。20天前因进食过饱而发胸骨后热痛不邋,伴胸闷气短,经卧床休息约lO分钟后自行缓解,未予重视。18天藏于晨练时再次出现上述症状,经体息约5分钟后缓解,当晚又发佟1次,遂蘩我院心内辩佳豌汝疗。患者甄德蠢蹇血压病11年,间断用药,皿压控制不理想,入院后经做心电图等检查诊断为冠心病心绞痛。予以扩冠、抗凝、控制廊压及服用活血通络,宽胸理气巾药治疗未效,症状时有发你,最多1霹发终6次,建议透行冠躲造影,凝据情瑟予叛支架淦疗,患者拒绝。诊时症状发作如前,舌红,萏黄,脉弦。辨为痰热壅滞,胸阳失展。拟小陷胸汤加味治疗未效,反增呕吐之症,舌脉网翦。细思症见热象,投以寒凉薅反增呕吐,其脉楚翳之弦象,波秀獗酲寒热诺杂,气魂失溺,遂叛乌梅丸缓汤加味:乌梅15g,黄柏15g,党参15g,桂枝10g,制附子6

(先煎),细辛3g,黄涟9g,当归15g,川椒5g,乌梅30g,干姜9g,桔梗15g,j||萼10g,生甘草10g。上方5荆,水煎服,瑟l裁。尽裁瘥获缓鳞,嘱其诞畅惨悫,总蔫辛辣食戆善轰。2食道反流性气管炎

魏慕,男,72岁。2004年5月1017t就诊。1年半前无明显诱滚爨硗咳嗽,时轻时重,曾诊繇淹馒往支气管炎,经骚用中西药治疗未效。两月前于北京篥医院经电子谢镜检查诊为食道殿流性气管炎,给予“西沙比利、奥美挖唑”明服治疗,症状好转。半月前因进冷食加重,用上法治疗无效来诊。时咳嗽较翱,呈呛嚷,瘸露自痰,质鼯,龙浚黔位隽著,影陶睡眠,伴烧心返酸,时觉褥热气从胃中上冲。查血常规、胸部X光片均磁常,胃镜检态有胃食道反流。舌红苔黄,脉弦。诊羧稿曩鬻:2008—05—17

作者简介:樊建平(1968~>,男,河北永年人,学士学位,副主任中医师。

(先煎),细辛3g,黄连10g,当归15g,川椒6g,干姜6g,炙

甘草10g,丹参30g,五味子10g,远志6g,枳壳10g。上方3荆,承熬骚,瓣1翔。二诊,疫获鹱逯减轻,发终频率、籍续时间和胸骨稀热痛不适,胸闷气短均减,脉不似前弦,守方继服5剂,症状完全缓解。4慢性维肠炎

王某,霁,45岁。素嗜肥甘生冷酒醪,渐成腹泻,日3~5行,质稀粘滞不爽.经结肠镜检查诊断为慢性结肠炎,几经医治,终因不节饮食,难戒酒甘丽告败。至今已3年,瘸渐加重,遂戒矮溅愁曹,节蔹食瓣延医诊治,荔数茨囊效不鼗。诊时,腹泻日5~6次,质稀粘滞不爽,舌级绛,苔黄,脉沉缓。诊为湿热下注,芍药汤加减治疗20余剂,便粘滞不爽缓解,

16・

 

2008年10月河南中医

OctoberVoI.28

2008No.10

第28卷第10期

HENANTRADITl0NALCHINESEM匮DICINE

余症如前。《伤寒来苏集・伤寒附翼》言:“蜕为生冷之物,与

湿热之气相成,故寒热互用以治之。”遂拟乌梅丸改汤剂加味:乌梅20g,黄柏15g,党参15g,桂枝10g,制附子9g(先煎),细辛3g,黄连10g,川椒6g,当归15g,干姜6g,生薏苡仁30g,木香10g,防风10g,草豆蔻6g。上方3剂,水煎服,日1剂。尽剂腹泻大减,132~3行,质仍稀,舌红黯,苔黄,脉沉缓。上方加山药159,继服7付,大便日1行,质偏稀,舌淡,苔白,脉滑。原方减黄柏为10g。加破故纸10g,继服7剂,症状缓解。5体会

乌梅丸是仲景治厥阴病寒热错杂证的主方。正如《医宗金鉴・订正伤寒论注》云:“蛔厥主以乌梅丸,又主久利者,以此药性味酸苦辛温,寒热并用,能解阴阳错杂,寒热混淆之邪也。”笔者体会,以乌梅丸治疗杂证,当以气机升降失调为依据,其病机特点必以寒热错杂为主,乌梅丸寒热互用,苦辛并进,补泻兼施,故用屡显奇效。

(编辑:王付)

经方治疗高血压病验案

管仕伟

(南京中医药大学,江苏南京210046)

关键词:张仲景;经方;高血压病;黄芪桂枝五物汤;温胆汤;大柴胡汤

中图分类号:R222.16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3—5028(2008)10—0017—02

高血压病是常见病,而中医对此病则具有良好疗效。笔者有幸业师黄煌教授,发现导师对此病具有独到之处,深深佩服黄煌教授在古方使用上的大胆创新,诚为今世医家之楷模,现略举导师验案如下。1黄芪桂枝五物汤案

曾某,女,78岁。有高血压病、高血脂症,脑部供血不足。血压控制不佳,药后仍为150/85mmHg。患者肌肉皮肤松弛,腹部按之松软,经常因眩晕需要入院治疗。就诊时自觉乏力,头昏,走路飘飘然,嘴麻,双手及两下肢麻木,脑鸣,下肢时有抽筋,皮肤干燥无浮肿,睡眠尚可,大便正常,舌暗淡。黄师处方:生黄芪30g,肉桂6g(后下),桂枝6g,赤白芍各10g,怀牛膝15g,石斛15g,丹参10g,葛根30g,川芎6g,干姜6g,红枣20g,7剂。药后自觉有力,血压控制在130/

80

mm/-Ig,走路发飘感觉好转,头昏胸闷等诸症均有好转。

患者坚持服用此方加减至今,气色较好,病情稳定,入院挂水次数明显减少。

收稿日期:2008—05—29

作者简介:管仕伟(1979一),男,湖南祁东人,在读博士研究

生。

 

按:黄芪桂枝五物汤是《金匮要略》治疗“血痹”专方。《金匮要略》日:“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重因疲劳汗出,卧不时动摇,加被微风,遂得之。”黄师据此再结合多年l临床经验,总结出黄芪桂枝五物汤体质特征:“其人多肌肉松弛,皮肤缺乏弹性,腹部按之松软,下肢多有浮肿,平时缺少运动,食欲虽好,但容易疲乏。头晕、气短,尤其是在运动时更感力不从心,甚至出现胸闷胸痛,或头晕眼花。运动心电图常提示心肌缺血。面色黄暗,也有见暗红者,其舌质多淡红或淡胖,或紫暗。”本方适用于临床见此体质又有高血压、冠心病、动脉硬化、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等。

加味: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见眩晕,头痛者,加葛根、川芎;伴有心肾功能损害的二三期高血压,以及高血压伴有糖尿病、冠心病、心绞痛者,加丹参、石斛、怀牛膝等。

此案中,老年女性,肌肉皮肤松弛,而乏弹性,略观其体,乃知“黄芪桂枝五物汤”体质。又见此素有高血压,高脂血症且自觉乏力,常头昏,走路飘飘然,嘴麻,双手及两下肢麻木,仍合黄芪桂枝五物汤主治“身体不仁,如风痹状”。又患者脑部供血不足,下肢皮肤干燥,舌暗淡,提示有瘀血,配以怀牛膝、石斛、丹参、葛根、川芎以活血,增加脑供血。2温胆汤案

陈某,男,38岁。易醒、醒后恐慌。血压:140/90mmHg。患者曾在俄罗斯工作而受过惊吓,容易心慌,夜间因打鼾而醒,醒后恐慌,梦多,咽喉不舒,时好时坏,口苦,舌黯红苔薄腻,脉滑。黄师处方:姜半夏12g,茯苓12g,陈皮10g,生甘草3g,枳壳12g,姜竹茹6g,山栀12g,川朴10g,连翘20g,

黄芩10g,干姜5g,红枣20g。药后1周血压稳定,咽喉部

感觉好转,睡眠较沉,夜间打鼾的恐慌感不显。

按:据《三因方》记载:“治心胆气虚,触事易惊,或梦寐不祥,或见异物,致心惊胆摄……。”温胆汤证的精神症状,如睡眠障碍、失眠多梦、烦燥不安、易惊、胸闷等非常突出,且患者常有受惊恐等较强烈的精神刺激的诱因,与“胆小”、“胆怯”、“吓破胆”相似,此方又可称“壮胆药”。

本方适用于临界高血压或初期高血压并伴有失眠多梦、恐惧感。①血压临界或有波动,无心脑肾并发症。②主诉较多,症状严重,头痛头晕、失眠多梦,尤其是多噩梦,易惊,恐惧感。③多为中青年,体型中等偏胖,营养状况好,面部皮肤碍(嘞)导致的高血压,能明显改善头痛、失眠、恶心呕吐

比较油腻。④白大衣性高血压:本方也可用于创伤后应激障

等躯体症状受到异乎寻常的威胁性或灾难性心理创伤后数日至数月(不超过6月),出现强烈和持久的严重心理反应。创伤后应激障碍(VI'SD)临床表现为情绪极度激动、紧张和恐惧,常整夜不能入睡,处于惶惶惚惚之中,有时还会在睡眠中反复出现精神创伤时的境象,经历或目睹恐怖袭击的人群常会同时出现烦躁不安、压抑、悲伤、不能集中注意力、完全或部分丧失工作能力,并可出现心血管、消化、神经系统的躯体症状。PTSD者有高血压、消化系统等共病,多种躯体症状用传统西医分科治疗效果并不理想,温胆汤及加味治疗PTSD在整体改善症状方面,显示出优势。

本案患者在国外因受到较大刺激,回国后坐卧不安,易心慌,惶惶惚惚是典型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CD)的表现,且

17・

范文五:乌梅丸新用 投稿:沈皌皍

20 0 8年  1   0月

河 

南 

中 

医 

Oc o e   2 0   tb r 08

第2 第 1 8卷 0期 

HENAN  TRADI ONAL CHI TI   NES Ⅳ匣DI NE  E CI

VO. 8 No 1   12   .0

强臻j 蠹嘲 薯 穆  . 建 溉警 毫 | 1臻 l      % 甏   §嚣

电 i l l 用i 》       》   昏 梅i丸l新i 乌i

; 扁 ,     禽   庙扁     迫 穗禽 赢   咆  萄 扁9  

樊 建 平 

( 邯郸明仁 中医院, 河北 邯郸

0 60 ) 5 0 1 

关键 词 : 张仲景 ; 乌梅丸 ; 咽炎 ; 食道反 流性 气管炎 ; 冠心病心 绞痛; 慢性结肠 炎 

中 图 分 类 号 : 2 2 1  R 2 .6 文 献标 识 码 :  B 文 章 编 号 :0 3 0 8 2 0 )0—0 1 10 —5 2 (0 8 1 0 6—0  2

乌梅 丸出 自张仲景《 伤寒论 》 用 以治疗 蛔厥证 。方 由乌  ,

梅、 附子 、 黄柏 、 人参 、 枝 、 辛 、 连 、 桂 细 黄 当归 、 川椒 、 干姜 组  成, 临床 用于寒 热错 杂 , 机不利 之证 , 气 兹列 数例 , 以求 正 于  同仁 。  

1 咽 炎 

为寒热错杂 , 胃失 和 , 失肃 降。拟辛 开苦 降 , 肝 肺 和解 肝 胃 ,   降逆止 咳。方用 乌梅丸改汤剂加减 : 乌梅 2  , 0g 黄柏 1  , 5g 党 

参 1  , 5g 桂枝 1  , 附子 9g 先煎 )细辛 3g 黄连 1  , 0g 制  ( ,  , 0g 当  归 1  , 5g 干姜 6g 苏子 9g 吴茱 萸 3g 乌贼骨 6g 防风 9g   ,  ,  ,  ,  。

上方 3 , 剂 水煎服 , 1 。尽 剂咳嗽 明显 减轻 , 心返 酸及  日 剂 烧 热气上 冲感 消失 。仍 舌红苔黄 , 脉数 。原 方加蝉蜕 6g 薄荷   ,

温某 , ,6岁 , 民。患慢 性 咽炎 2年 , 19 女 4 农 于 9 5年 就  诊 。咽部 不适 , 如有物堵 , 时有疼 痛。咽部黯红 而淡 , 淡苔  舌 白滑 , 脉弦 。又进 食喜热 恶冷 , 冷则 胃痛 腹泻 。辨 为脾 肾  稍

6g继进 7 ,  , 剂 症状缓解 。  

3 冠 心 病 心 绞 痛 

阳虚 , 水饮上犯 , 气交 阻证 , 痰 拟苓 甘五味姜辛 汤合半 夏厚朴  汤治疗 而缓解 。复诊仍 舌淡 苔 白 , 沉细 而缓 , 脉 考虑 为脾 胃   阳虚未复 , 以附子理 中丸连 服月余 而痊愈 , 问 3年未 发。 予 其  

后 于 19 9 8年 7月 因情志不 畅, 咽炎复发 , 自照前 法 口服 附子  理 中丸治疗 , 症状 加重 , 咽痛难 耐。 当地 医生 予 以清热解 毒 

中药 ( 体 不 详 ) 具 口服 , 痛 稍 减 , 出 现 胃脘 不 适 , 有 热 气  咽 但 时

李某 , ,

9岁 。2 0 男 5 0 4年 1 0月 9日, 以发作性 胸骨后 热  痛2 0天来诊 。2 0天前 因进 食过饱 而发 胸骨后 热痛不 适 , 伴  胸 闷气短 , 经卧床休息约 1 0分钟后 自行 缓解 , 未予重视 。l  8 天前于晨练 时再 次 出现上述 症状 , 经休 息 约 5分钟后 缓解 ,   当晚又发作 1 , 次 遂到我院心 内科住 院治疗 。患者既往有 高 

血压病 1 1年 , 断 用 药 , 压 控 制 不 理 想 , 院 后 经 做 心 电  间 血 人

上 冲咽喉 。查见 咽喉色红充血 , 舌红苔 白 , 弦 , 脉 右关 滑。诊  为肝气不舒 , 厥阴之火横逆犯 胃, 胃气上 逆咽部 。正 合《 伤寒 

图等检查诊 断为冠 心病 心绞痛 。予 以扩 冠 、 抗凝 、 控制 血压  及服用活血通络 , 宽胸理气 中药治疗未 效 , 症状 时有 发作 , 最 

论》 “ :厥阴之 为病 , 消渴 , 气上 撞心 , 中疼 热… …” 拟乌 梅  心 ,

丸改汤剂 加味 : 黄柏 1  , 参 2   , 枝 1  , 附子 6 g 5g 党 0g 桂 0g 制    ( 煎 )细辛 3g 黄连 9g 当归 1  , 先 '  ,  , 5g 川椒 5g 乌梅 3  ,  , 0g 干 

多 1日发作 6次 , 建议进 行冠脉 造影 , 根据情 况予 以支架 治  疗, 患者 拒绝 。诊 时症 状发 作如 前 , 舌红 , 苔黄 , 弦。辨 为  脉

痰热壅滞 , 阳失 展。拟小 陷胸 汤加 味治疗 未效 , 胸 反增 呕 吐 

姜 9g 桔梗 1  ,  , 5g 川芎 1 , 甘草 1 。上方 5剂 , 0g生 0g 水煎服 ,  

日 1 。尽剂症状缓解 , 剂 嘱其调畅情志 , 用辛辣食物善后 。 忌   2 食道反流性气管炎  魏某 , ,2岁 。2 0 男 7 0 4年 5月 1 0日就诊 。1 年半前无 明  显诱 因出现 咳嗽 , 时轻时重 , 曾诊 断为慢性 支气管炎 , 经服 用  中西药治疗未效 。两月前 于北 京某 医院 经 电子 胃镜 检查诊  为食道反流性气管炎 , 给予“ 西沙 比利 、 奥美拉唑 ” 口服治疗 ,   症状好转 。半月前 因进冷食加 重 , 上法治疗 无效来诊 。时  用

之症 , 脉同前 。细思症见 热象 , 以寒凉而反增 呕吐 , 脉  舌 投 其 见肝之弦象 , 为厥阴寒热错杂 , 机失调 , 应 气 遂拟 乌梅丸改 汤 

加味 : 乌梅 1  , 5g 黄柏 1  , 5g 党参 1  , 5g 桂枝 1  , 附子 6g 0g 制   

( 煎) 细辛 3g 黄连 1  , 先 ,  , 0g 当归 1  , 5g 川椒 6g 干姜 6g 炙   ,  ,

甘草 1  , 0g 丹参 3   , 0g 五味子 1  , 0g 远志 6g 枳壳 1  。上方   , 0g 3 , 剂 水煎服 , 1剂。二诊 , 日

症状 明显减 轻 , 发作频 率 、 持续  时间和胸骨后热痛不适 , 闷气 短均减 , 胸 脉不似 前弦 , 守方继  服 5剂 , 症状完全缓解 。  

4 慢 性 结肠 炎  

咳嗽较剧 , 呛 咳 , 呈 偶有 白痰 , 稀 , 以 卧位 为 著 , 响 睡  质 尤 影

眠, 伴烧心返 酸 , 时觉有热气从 胃中上 冲。查血 常规 、 部 x 胸  

光 片均 正 常 , 胃镜 检 查 有 胃食 道 反 流 。 舌 红 苔 黄 , 弦 。诊   脉 收 稿 日期 :0 8 5 7 2 0 —0 —1 

王某 , ,5岁 。素嗜肥甘生冷酒 醪 , 成腹泻 , 3   男 4 渐 日 ~5

行, 质稀粘滞不爽 , 经结肠镜检查诊 断为慢性结 肠炎 , 几经 医  治, 终因不 节饮 食 , 戒酒 甘 而 告败 。至今 已 3年 , 渐加  难 病

重, 遂戒 烟酒 肥甘 , 节饮食而延 医诊 治 , 数医而效不显 。诊  易 时, 腹泻 日5 ~6次 , 质稀 粘 滞 不爽 , 舌红 绛 , 黄 , 沉 缓。 苔 脉   诊 为湿 热下 注 , 芍药 汤加减 治疗 2 剂 , 0余 便粘 滞不 爽缓 解 ,  

作者简介 : 樊建平(9 8一) 男, 16 , 河北 永年人 , 学士 学位 , 副主 

任 中 医师 。  

・  

1  ・ 6  

20 年  1   08 0月

河 

南 

中 

医 

Oc o e   2 0   tb r 08 Vl . 8 No 1   O 2  1 .0

第 2 卷第 1 8 0期 

HENAN  A T1 TR DI 0NAI  CHI NES Ⅳ【 DI NE  E E CI

余症如前。《 伤寒来 苏集 ・ 伤寒 附翼 》 :蜕 为 生冷 之物 , 言 “ 与 

湿热之气相 成 , 故寒 热 互用 以治之 。 遂 拟 乌梅 丸 改汤 剂 加  ”

按: 黄芪桂 枝 五 物 汤 是 《 匮要 略》 疗 “ 痹 ” 金 治 血 专方 。   《 匮要略》 “ 尊荣 人骨 弱肌 肤盛 , 因疲劳 汗 出 , 金 日:夫 重 卧不  时动摇 , 加被微风 , 遂得之 。 黄师据此再结合 多年临床经验 , ”   总结 出黄芪桂枝 五物汤体质特征 :其人 多肌 肉松 弛 , 肤缺  “ 皮

乏弹性 , 部按之 松软 , 腹 下肢 多有 浮肿 , 时缺少 运动 , 欲  平 食 虽好 , 但容 易疲乏 , 晕 、 短 , 头 气 尤其是 在运 动时更感 力不从 

味: 乌梅 2   , 0g黄柏 1  , 5g 党参 1  , 5g 桂枝 1   , 0g 制附子 9g 先   ( 煎 )细辛 3g 黄连 1  , ,  , 0g 川椒 6g 当归 1  ,  , 5g 干姜 6g 生薏苡   ,

仁 3  , 0g木香 1 , 0g 防风 1 , 0g 草豆蔻 6g  。上方 3剂 , 水煎服 ,  

日 1剂。尽剂腹泻 大减 , 2 日 ~3行 , 质仍稀 , 舌红 黯 , 黄 , 苔   脉沉缓 。上方加 山药

1 g继 服 7 , 5, 付 大便 日 1 , 行 质偏稀 , 舌 

淡 , 白, 苔 脉滑 。原 方减 黄柏 为 1  , 破故 纸 1  , 0g 加 0g 继服 7   剂, 症状缓 解。  

5 体 会 

心 , 至出现胸 闷胸痛 , 头晕 眼花 。运 动心 电 图常 提示 心  甚 或 肌缺血 。面色黄暗 , 也有见暗红者 , 其舌质多 淡红或淡胖 , 或 

紫暗 。本 方适用 于 临床见此 体质又有 高血 压 、 心病 、 脉  ” 冠 动

硬化 、 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等 。  

加味: 椎基底动脉供血不 足 , 眩晕 , 痛者 , 葛根 、 见 头 加 川 

乌梅丸是仲景治厥 阴病寒热错杂证 的主方 。正如《 医宗 

芎; 伴有 心肾功能损 害 的二三期 高血 压 , 以及 高血压 伴有糖 

尿病 、 冠心病 、 心绞 痛者 , 加丹参 、 石斛 、 怀牛膝等 。  

金鉴 ・ 订正伤寒论注 》 :蛔 厥 主 以乌 梅丸 , 主久利 者 , 云 “ 又 以  此药性 味酸苦辛 温 , 寒热并用 , 能解 阴阳错杂 , 寒热混 淆之邪  也 。笔者 体会 , ” 以乌梅丸 治疗杂 证 , 以气 机升 降失调 为依  当

据, 其病机 特点必 以寒热错杂 为主 , 乌梅 丸寒热互 用 , 辛并  苦 进, 补泻兼施 , 用屡 显奇效 。 故   ( 编辑 : 王 付)  

此案 中 , 老年女性 , 肉皮肤松弛 , 肌 而乏 弹性 , 略观其体 ,  

乃知“ 黄芪 桂枝 五物汤” 体质 。又见此素有 高血压 , 高脂血症 

且 自觉乏力 , 常头 昏 , 走路飘飘 然 , 嘴麻 , 双手及 两下肢麻木 ,  

仍合黄芪桂枝 五物 汤主治“ 身体不 仁 , 风痹状 ” 如 。又患 者脑  部供血 不足 , 下肢 皮肤干燥 , 暗淡 , 舌 提示 有瘀血 , 以怀 牛  配 膝、 石斛 、 丹参 、 葛根 、l Jl 芎以活血 , 增加脑供血 。  

2 温 胆 汤 案 

经方治疗高血压病验案 

管仕伟  ( 南京 中医药大学 , 江苏 南京 204 ) 10 6 

陈某 , ,8岁。易醒 、 男 3 醒后 恐慌 。血压 :4 /0mmHg  1 09   。

患者 曾在俄罗斯 工作 而受过 惊 吓, 易心 慌 , 间 因打鼾 而  容 夜

醒, 醒后恐 慌 , 多 , 梦 咽喉不 舒 , 时好 时坏 , 口苦, 舌黯 红苔 薄 

腻 , 滑。黄师处方 : 脉 姜半夏 1  , 2g 茯苓 1  , 2g 陈皮 1   , 0g 生甘 

关 键 词 : 仲 景 ; 方 ; 血 压 病 ; 芪桂 枝 五 物 汤 ; 胆 汤 ; 张 经 高 黄 温  

大 柴 胡 汤 

草 3g枳 壳 1  ,  , 2g 姜竹茹 6g 山栀 1  ,l b1  ,  , 2gJl   g 连翘2  , S 0 0g 

黄芩 1  , 0g 干姜 5g 红枣 2  。药后 1周 血压稳 定 ,  , 0g 咽喉部 

中 图分 类

号 : 2 2 1  R 2 .6

文 献 标 识 码 :  B

感觉好转 , 睡眠较沉 , 间打鼾的恐慌 感不显。 夜   按 : 《 因方》 据 三 记载 :治心胆气 虚 , “ 触事 易惊 , 或梦寐不 

祥, 或见异物 , 心惊胆摄 ……。温 胆汤证的精神症状 , 致 ” 如睡  眠障碍 、 眠多梦 、 失 烦燥 不安 、 易惊 、 闷等非常突 出 , 胸 且患者 

文 章 编 号 :0 3 0 8 2 0 )0 0 7 2 10 —5 2 (0 8 1 —0 1 —0  

高血压病是常见病 , 中医对 此病则具有 良好疗效 。笔  而 者有幸业师黄煌教 授 , 发现 导师 对此 病具有 独到 之处 , 深  深 佩服黄煌教授在古方使用 上的大胆创新 , 诚为今 世 医家 之楷  模 , 略举 导师验案如下 。 现  

1 黄 芪桂 枝 五 物 汤 案 

常有受惊恐等较强烈 的精神刺激 的诱 因 , 胆小” “ 与“ 、胆怯 ”  、

“ 吓破胆 ” 相似 , 此方 又可称“ 壮胆药 ”  。

本方适用于临界高血压或初期 高血压并伴 有失 眠多梦 、  

恐惧 感。①血压临界或有波 动 , 无心脑 肾并发症 。② 主诉较  多, 症状严重 , 头痛 头晕 、 眠多 梦 , 其是 多噩 梦 , 失 尤 易惊 , 恐 

曾某 , ,8岁 。有高血压病 、 女 7 高血脂症 , 脑部供血不足 。   血压 控制不 佳 , 后 仍 为 108  n g 药 5 /5mrH 。患 者 肌 肉皮 肤松 

弛, 腹部按之松 软 , 常因 眩晕需 要入 院治疗 。就诊 时 自觉  经 乏力 , 昏, 路飘 飘然 , 头 走 嘴麻 , 手及 两下 肢麻 木 , 鸣 , 双 脑 下  肢 时有抽 筋 , 肤干燥无浮肿 , 眠尚可 , 皮 睡 大便 正常 , 暗淡。 舌  

惧感 。③多为 中青年 , 体型 中等偏 胖 , 营养状况好 , 面部皮肤  比较 油腻 。④ 白大衣性高血压 : 方也可用 于创伤后 应激障  本 碍( 嘞 ) 导致的高 血压 , 明显改 善头 痛 、 眠 、 能 失 恶心 呕吐  等躯 体症状受 到异乎 寻常 的威胁 性或灾 难 性心理 创 伤后 数 

日至数 月( 不超过 6月 ) 出现 强烈 和持久 的严 重心 理反应 。 ,  

黄师处方 : 生黄芪 3   , 0g 肉桂 6g 后下 ) 桂枝 6g 赤 白芍各   ( ,  , 1  , 0g 怀牛膝 1  , 5g 石斛 1  , 5g 丹参 1  , 0g 葛根 3  , 0g 川芎 6g   ,

干姜 6g 红枣 2   , 。药后 自觉 有力 ,  , 0 g 7剂 血压 控制 在 10  3/

创伤后应激 障碍 ( TS 临床 表现为 情绪 极度激 动 、 张和  P D) 紧

恐惧 , 常整夜不能入 睡 , 处于惶惶惚惚 之 中, 有时还会 在睡眠  中反 复出现精 神创 伤时的境象 , 经历 或 目睹恐怖 袭击

的人 群 

8  n t, 0m f g走路发 飘 感觉 好 转 , 昏胸 闷等 诸 症 均有 好 转。 头  

患者 坚持 服用 此方加减至今 , 色较好 , 气 病情稳 定 , 院挂水  入

次 数 明显 减 少 。   收 稿 日期 :0 8—0 20 5—2  9

常会 同时 出现烦躁 不安 、 压抑 、 伤 、 悲 不能集 中注意力 、 全  完

或部 分丧 失工作能力 , 并可 出现心 血管 、 消化 、 神经 系统的躯 

体症状 。P S T D者有高血压 、 系统等共病 , 消化 多种躯体 症状 

用传统 西 医 分 科 治 疗 效 果 并 不 理 想 , 胆 汤 及 加 味 治 疗  温

PS T D在整体改善症状方 面, 显示出优势 。  

本案患者在 国外 因受到较 大刺 激 , 回国后坐 卧不 安 , 易 

作者简介 : 管仕 伟( 9 9一) 男, 南祁 东人 , 读博 士研 究  17 , 湖 在

生。  

心慌 , 惶惶惚惚是典型 的创伤后应激 障碍 ( I D) F ' 的表现 , C 且 

・ 

1  ・     7

范文六:乌梅丸运用 投稿:孟嚜嚝

乌梅丸运用

乌梅丸原系《伤寒杂病论》方,由乌梅、细辛、附子、桂枝、人参、黄柏、 黄连、干姜、当归、椒目组成,具有温脏、补虚、安蛔之功效,原多用治蛔厥。笔者以该方加减用治内科杂症,疗效颇好,兹举例如下。

1、泄泻:董某,男,62岁,1993年5月初诊。患者因腹泻2年余,屡治不效。诊见:面色晦黯,大便溏薄,夹有不消化食物,每天5~6次,伴有腹胀隐痛,时热时冷感,食少乏力,舌淡红、苔薄白腻,脉弦细。证乃久病缠绵,脾气虚弱,运化失权,兼寒热夹杂,治以温中补虚,收涩止泻,拟乌梅丸加减。

处方:乌梅15g,干姜、黄柏各10g,炮附子、黄连、细辛、桂枝各3g,党参、神曲各30g。每天1剂,水煎服。

7剂后大便次数明显减少,成形。30剂后大便基本复常。 按:本例泄泻,时间近2年余,西医未有明确诊断。肝硬化、肠肿瘤多见便 溏,腹胀隐痛,夹有不消化食物,且病程较长,反复不愈,与本例近似。久泄不止,致脾土虚衰,中阳不温,运化失 职。方中乌梅、干姜温中收涩;少佐附子、细辛、桂枝辛温之品,增强温脏之力;黄柏、黄连苦寒坚下,又能缓和方中诸药之温燥;党参、神曲补气健脾,和胃止泻。诸药对症,故能获效。

2、咳嗽:曹某,女,61岁,1991年初诊。患者系结肠癌术后肺转移化疗后,咳嗽痰少,色白质粘,咯出不爽,口干,时伴有胸闷不舒,气短便溏,食少腹胀,面色少华,舌淡红、苔少,脉濡。证属

病久体弱,脾土亏虚,土不生金,宣肃失常。治以温中补虚,敛肺止咳。拟乌梅丸加减。

处方:乌梅15g,干姜、黄 柏、黄芩、椒目、紫苏叶、天竺黄各 10g,炮附子、细辛、桂枝各3g,党 参、黄芪各30g。水煎服,每天1剂。

服药2周咳嗽减轻,去紫苏叶、天竺黄, 再进2周,咳嗽平。 按:肺部转移性肿瘤形成慢性咳嗽,多见干咳,痰少难咯,久咳易累及脾脏,形成寒热错杂症。虽病位在肺, 治宜兼顾肺、脾。方中乌梅味酸,敛肺止咳;黄柏、黄芩燥湿化痰;天竺黄、 紫苏叶止咳平喘;附子、干姜、椒目、 细辛、桂枝取“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之意,且桂枝能温通上下,和血宽中;党参、黄芪补肺脾之气,扶助正气以祛邪。

3、胃脘痛:金某,男,68岁,1997年初诊。患者为胰腺癌术后,胃脘隐痛,食欲减退,食后饱胀,偶泛涎水,面色萎黄,形瘦,大便溏薄,舌淡、苔白,脉弦细。胃镜示:慢性胃炎。证属中焦虚损,阻碍气机,气滞不通,不通则痛。 治当温中补虚,理气健脾。拟乌梅丸加减。

处方:乌梅、干姜、白术、椒目、 炒黄柏各10g,炒黄连、陈皮各6g,细辛、制附子各3g,党参、八月札各30g。水煎服,每天1剂。

7剂后胃痛好转,仍嗳气,加乌药6g。再服3周后症状基本消失。 按:慢性胃炎属中医胃脘痛范畴, 可见脘腹胀痛、饮食不馨、

嗳气、食后饱胀、便溏、面色萎黄、消瘦等脾胃中虚症。同时兼有气机阻滞等症。乌梅丸中乌梅酸以开胃;干姜、白术、椒目、细辛、制附子、陈皮温煦中焦;黄连、 黄柏炒制可减其苦寒伤胃;党参、乌药、八月札健脾补气,理气止痛,且八月札有抗癌之功,药症相合,故能奏效。

乌梅丸

1、脏厥蛔厥之辨

乌梅丸是仲景治厥阴病厥热胜复、寒热错杂证的主方。盖厥阴为阴尽阳生之脏,阳气来复时则热,阴气内盛时则厥,故发热厥逆更迭是厥阴病的特点之一。因此,每见先生临证时,必以寒热错杂的虚证肢厥为主证,方可投用乌梅丸。先生云:“辨清肢厥一证,对用好乌梅丸尤为关键,就临床所见,寒热虚实均可产生肢厥”。而肢厥一证的机理,根据《灵枢·逆顺肥瘦》篇所说:“手之三阴,从脏走手;手之三阳,从手走头;足之三阳,从头走足;足之三阴,从足走腹”。可见,阴阳十二经脉均在四肢末端交接,若“阴阳相贯,如环无端”,阴阳气相顺接,则四肢温和;若“阴阳气不相顺接,便为厥。厥者,手足逆冷者是也”。仲景用心良苦,在用乌梅丸方证时,谆谆告诫后辈临证当辨清脏厥、蛔厥,用药才会准确无误。

脏厥者,乃下焦命门火衰,虚阳上越的少阴虚寒所致的吐利而厥,故应以脉微而厥,躁无暂安时为主证,此即仲景所谓“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冷,其人躁无暂安时者,此为脏厥,非蛔厥也”。历代诸贤认为,此不烦而躁,有阴无阳,为脏厥不治。但先生认为,此乃王冰

氏所说“热之不热,是无火也”的“阳虚则寒”证,应用“益火之源,以消阴翳”之法治之。曾见先生治68岁男性的林某某而见上述诸症,用仲圣四逆汤〔生附片(另包先煎)12g,干姜10g,炙甘草10g〕加性温味酸、收敛元气的山茱萸(去核)30g,并急用生附片灸神阙八壮,使厥疾速瘳。

蛔厥之证,亦有肢冷脉微,先生再三嘱咐当与“气上撞心,心中疼热”的上热证和“下之利不止”的下寒证互看,更要注意显而易见的“吐蛔”一症,此为厥阴脏寒吐蛔而厥,与脏厥的独阴无阳相悖,临证当细辨之,此时艰险可用酸苦辛寒热并用的乌梅丸最有卓效。笔者经常见先生用乌梅丸加苦楝根皮、生大黄(另包后下)治蛔虫证(包括胆道蛔虫证),疗效确切。

先生常云:“脏厥与蛔厥,有天壤之殊。脏厥属少阴阳虚阴盛的虚寒证,独阴无阳,四肢逆冷,病重难医,多属死候,用‘理中四逆辈’,十可救一;蛔厥属厥阴寒热胜复证,阳气复时则肢暖,阴气胜时则肢厥,病轻易治,多有生机,用乌梅丸,可以万全”。可见,先生对脏厥、蛔厥之辨,泾渭分明,继承了仲景的精粹,这一经验之谈,使人有所执持而易晓,对后学大有裨益。

知常尚易,达变则难,若仅据《伤寒论》条文把乌梅丸视为治蛔厥之专剂,则未免失之局限,胶柱鼓瑟,无异于刻舟求剑,而先生用乌梅丸对杂病论治亦颇有独到的阐发,屡用以救人,殊为神异。

2、消渴饮尿之异

《伤寒论》厥阴病提纲中有消渴一症,是厥阴病的一个症状,先

生用乌梅丸治厥阴消渴一症时,必以寒热错杂、正气不足为病机,应以口渴欲饮、尿频不多、四肢厥冷为主证,方能用之。因足厥阴为风木之脏,内寄相火,若木火燔炽,故上热而消渴。禀赋阳虚或高年阳气不能温煦肢体,肾与膀胱气化功能失调,就肢冷尿清。曾见先生治万某某,男性,花甲之年阳虚气馁,初病外感但热势不高,旋即就出现阳虚形寒肢冷。肾阳忒微之象,虚阳浮越而口渴欲饮,但不多饮,小使频数,但量不多,先生即用乌梅丸中的黄连、黄柏清热,乌梅、人参生津止渴,肉桂、附片、细辛辛热壮其少火,助阳化气而愈。

《伤寒论》厥阴篇中之消渴一症,与《金匮要略·消渴病脉证并治》杂证中的消渴病(渴而多饮为上消应治肺,消谷善饥为中消应治脾,尿多味甜为下消应治肾)是两码事,临症应当明辨,不能混为一谈。若懵懵然而用之,祸即旋踵,非徒无益,反而有害,吾愿医者,精思审处,晰理不差于毫厘,用药悉归于中正。

3、吐逆腹泻之别

先生用乌梅丸治的吐逆腹泻,是属阴阳各趋其极的上热下寒证。肝为厥阴之脏,其母为肾水,其子为君火,若厥阴病时水火不交就上热下寒。治应清上温下,最为合拍。肝为至阴之脏,主升主动,内寄相火,火上而吐逆;《伤寒论》乌梅丸证既云:“又主久痢”,久痢必虚,“阳虚则外寒”,临证也应以肢厥为主症,方可用之。先生谓:“仲景用乌梅丸治久泻久痢,是为肝脾肾之虚证而设,因肝虚风木一动,必乘太阴脾土,使脾升运不健,水谷下注而为痢,另一方面,肾阳忒微,不能温煦脾土,使脾运失健,而致清阳下陷,久泻作矣”。

先生治此证的特点还在于药物剂型和服药方法上,每嘱病家将乌梅丸中的乌梅、黄连、黄柏、人参、当归重投为汤剂,每药10g左右,而细辛、干姜、蜀椒、附片、肉桂轻用为丸剂(或粉剂),每药1g上下,然后用汤剂吞服丸剂(或粉剂)。余问其故,先生曰:“欲其速行,则用汤药,取汤者荡也之义,使之速见其效。当汤剂‘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后,乌梅、黄连、黄柏立即发挥酸苦泻热之功,速清其上焦之热,同时,‘上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时,人参、当归气血双补以扶其正。而丸者,缓也,使之缓见其效,当中上二焦之药发挥其效时,丸剂(或粉剂)还未发挥其应有的治疗功效,等药到下焦时,就自然而然发挥其温阳止泻之功”。壮哉!一举两得,层次清楚,秩序井然,不愧为名医矣!可见,先生对上热下寒证的临床辨证,既做到细审,尤做到活用,在剂型、份量、服法诸方面都颇具匠心,不但效果佳,又节约药源,可谓上悟圣心,下迪后学。

如治黄某某,女,51岁,从沈阳来筑后,10余年来,经常腹泻与胸中烦热交替出现,周而复始。胸中烦热时,每吃冰、冷食品后,胸中烦热可暂除,但腹泻顿作,服止泻药后,腹泻可暂止,但胸中烦热又现。兼见四肢不温,恶心欲吐。多年痼疾,难以根除。先生诊为寒热错杂的上热下寒证,用乌梅丸治之。将乌悔12g,黄连10g,黄柏10g,人参6g,当归3g,共为煎剂;用细辛1g,干姜1g,蜀椒1g,附片3g,肉桂2g,共为丸剂,嘱患者用煎剂送服丸剂,分3次服,日服2次。10载沉屙,3剂而愈。

4、高热厥逆之悖

《伤寒论》335条云:“伤寒一二日至四五日,厥者必发热,前热者后必厥,厥深者热亦深,厥微者热亦微„„”。这就是说,伤寒一二日至四五日,在厥出现之前必有发热,反过来说,先前外感发热不愈,以后必然会出现厥的症状,此为孤阳操其胜势的阳厥证,其机理是热邪深伏于里,阳气内郁不能外达于四肢所致的真热假寒证。但对此条原文,仲景只有证而未立方。先生明所以然,发仲圣之隐微,认为伤寒至四五日,正气必虚,其经名为厥阴,谓阴之尽也,阴极则变阳,故病至此,厥深热亦深,厥微热亦微,如果“厥微者热亦微”者,先生选四逆散治之;若“厥深者热亦深”者,此发热不罢,是阳复太过,为病进,此乃热盛阳郁热厥证,在正不虚兼烦渴大汗者,选白虎汤,兼腹满便秘者,用承气汤;若正气已虚者,即宜乌梅丸,重用乌梅,与黄连、黄柏酸苦泻热,少佐附片、干姜、细辛以通阳,加丹皮凉血、生牡蛎咸寒涌泻其热,积实辛行苦降、调畅气机,高热肢厥,即可痊愈。

5、结语

王希仲先生用乌梅丸治以上四证,当以气机的升降失调为依据,其病机特点必以寒热错杂的虚证肢厥为见证,临证方可用之。先生之所以用乌梅丸,因乌海丸寒热互用能和其阴阳,苦辛并进能调其升降,补泻兼施能固其虚实。故用之屡显其效,这是基于先生对经方的大彻大悟,精湛深造,对病证的准确把握,尤其对疑难危重痼疾的治疗,驾驭自如,机园而法活,堪称成功应用经方的典范。

乌梅丸应用

经方《伤寒论》一百一十二方个人整理总结。

中国国务学位委员医学科学评议组成员,北京中医学院教授任应秋的老师刘有余以善用乌梅丸治杂病蜚声一时,任老在一旁待诊时,曾见刘有余老师半日曾四次疏用乌梅丸,一用于肤厥,二用于消渴,一用于腹泻,一用于吐逆。毕诊后问难于老师,他说,凡阳衰于下,火盛于上,气逆于中诸证都可以随证施用。

记得有一位名医学的话,《伤寒论》你要弄懂一字一方,即可受用一生,看来说的一点也不假,上面的刘有余可谓是持一方乌梅丸即可蜚声一时。

一、从木土理论看待理肝重剂乌梅丸

肝属木,脾属土,木能克土,而土得林而达之,木能疏土脾滞以行,风肝之病,知肝传脾,风木一动必乘脾胃。

厥阴提纲之症多属肝风内扰乘克脾胃之象,即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其中,消渴,饥而不欲食乃是肝风内扰中消脾胃之症,食则吐蛔乃是肝风内扰,上逆胃口之症,下之利不止,乃是肝风内扰下揎脾土之症,提纲六症属肝风乘土则四。

厥阴主方乌梅丸,有泄木安土之法,其中君药乌梅酸敛肝泻风,佐苦辛甘之黄连,干姜之类。

辛开苦降相伍,可以升降胃气,调和中焦。以参归补虚安中,总体构成泄风木之有余,安中土之不足。使风木得静,中土得安,脾胃

得和。则扶土抑木,达到源流并治,治已防变之效果,确有见肝之病,各肝传脾当先实脾之意。此乃泄肝安胃一大法也。

乌梅丸的应用木土不和是治验的主要类型,以肝脾不和,肝胃不和为主。辨证要紧扣肝风同夹寒热,乘虚内扰脾胃,治疗勿忘重用酸收和调理寒热比例,此乃临证取效的关键。

二、从调理阴阳说乌梅丸

乌梅丸本来是治疗蛔虫症、药物 既有酸甘化阴配伍,又有辛甘温阳、酸苦泄热、苦辛顺其升降等方法。这可谓寒热并用,刚柔共济,气血兼顾,扶正祛邪集于一身。

在治疗消化系统疾病,例如慢性胃炎、胃溃疡、胃粘膜脱垂、胃肠神经官能症、慢性胆囊炎等疾病时,如果病程绵长,有形体消瘦、精神郁闷、体倦乏力、四肢发凉、心烦口苦、食欲差、头晕耳鸣、恶心呕吐等症状时,可以抓住其阴阳错杂的病机,用乌梅丸加吴茱萸、煅瓦楞子、橘络等来治疗,来针对病症的寒热虚实俱存、上下内外均病等具体情况。治疗高血压病,对一些老年病人,如果长期精神紧张、多愁善感,除了常见的头晕耳鸣症状外,还出现颜面潮红、口干、舌红的上热症状,以及四肢发凉、畏寒、脉沉迟等下寒症状,两者互相交错,此时可用乌梅丸,去掉干姜、川椒、而加用吴茱萸、生姜,取吴茱萸汤 (由吴茱萸、人参、生姜、大枣组成)之意,治疗胃中虚寒,胸膈满闷,手足逆冷。如果失眠多梦,则取肉桂代替桂枝,用交泰丸(由黄连、肉桂组成)之意,交通心肾,治疗失眠。治疗窦性心动过缓,传导阻滞等心率缓慢症状时,如果病程长,有精神忧郁、头晕、胸闷、

头面烘热、出汗口苦等上热症状,又有四肢厥冷、畏寒等心阳虚的症状,此时可用乌梅丸,加生地、白芍、琥珀、茯神等药物,以清心安神,活血化瘀。

心力衰竭的治疗,如果出现阴阳错杂的征象,例如出现精神抑郁、头晕、颧红盗汗、心悸、尿少水肿、畏寒等症状时,可以用乌梅丸、生脉饮(由人参、麦冬、五味子组成),再加鹿角霜、蛤蚧等药物,将原方中川椒改为椒目,以增强利水功效。

更年期综合征,有烦躁、头晕、心悸、五心烦热、便溏、畏寒肢冷等寒热错杂的表现时,也可以选用乌梅丸,能够调理阴阳,补益气血,达到异病同治的效果。

三、乌梅丸与厥症

乌梅丸是仲景治厥阴病厥热胜复,寒热错杂之主方。盖厥阴为阴尽阳生之脏,阳气不复时则热。阴气内盛时则厥,故发热厥逆是厥阴病的特点之一,因此,投用乌梅丸必见寒热错杂的虚证肢厥。辨肢厥一证,是乌梅丸应用关键。临床所见,寒热虚实均可引起肢厥,而肢厥一证的机理,根据《灵枢逆顺肥瘦》篇所说:“手之三阴,从脏走手;手之三阳,从手走头;足之三阳,从头走足;足之三阴,从足走腹”。可见,阴阳十二经脉均在四肢末端交接,若“阴阳相贯,如环无端”,阴阳气相顺接,则四肢温和;若“阴阳气不相顺接,便为厥。厥者,手足逆冷者是也”。仲景用心良苦,在用乌梅丸方证时,谆谆告诫后辈临证当辨清脏厥、蛔厥,用药才会准确无误。脏厥者,乃下焦命门火衰,虚阳上越的少阴虚寒所致的吐利而厥,故应以脉微

而厥,躁无暂安时为主证,此即仲景所谓“脉微而厥,至七八日肤冷,其人躁无暂安时者,此为脏厥,非蛔厥也”。蛔厥之证,亦有肢冷脉微,以“气上撞心,心中疼热”的上热证和“下之利不止”的下寒证互看,更要注意显而易见的“吐蛔”一症,此为厥阴脏寒吐蛔而厥,与脏厥的独阴无阳相悖,临证当细辨之。

临床应用乌梅丸。当以气机的升降失调为依据,其病机特点必以寒热错杂的虚证肢厥为见证,临证方可用之。 因乌梅丸寒热互用能和其阴阳,苦辛并进能调其升降,补泻兼施能固其虚实。故用之则显其效。

经方之二真武汤—西医只有病名没有结果的扫尾方

有真武汤,心衰,肾病,也不是不治之症。真武汤又名玄武。古有四神,也叫四象,四灵,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此乃是我国古代人民喜爱的吉祥物。真武汤以真武命名,可以想像其在经方中的应用地位。

真武汤具有温阳利水,健脾蠲饮的功效,伤寒学者,经方临床家冯世纶对其下以,“头晕,心悸,下肝浮肿,或痛,脉沉。”用方指征即可大胆运用真武汤。真武汤是少阴虚寒兼有停饮的主方。其病因病机是虚寒停饮,即可使用此方。作为临床工作十年的我,慢性肺病,心脏病。肾病只有水液停留即考虑使用真武汤。什么顽固性慢支,哮喘,顽固性心衰,慢性肾病,肾病综合征。作为大医院他们就没有把一个小小的真武汤放在眼中,可我不一样,我除了听筒和体温表后只剩下药了,我没有氧气没有心电设备,不能做肾透析,上面这此病你

说怎么办。我用真武汤加减治愈过一例心室肥大,严重水肿的心脏病患者后,我对真武汤可谓别眼相看。想当时患者,曾到过三甲医院,名老中医,都末果,以回家准备棺材板了,小小一个真武汤可谓起死回生,功不可没。此就是经方的力量。对于上例诸病,网友如有兴趣可以到网上搜一搜即可找到许多。我就不例举了。

这里,我还多说几句,真武汤不但对心肺肾的病使用许多。而还以下三病以有大有用武之地。

1.小儿腹泻。

明代医家张景岳说:“小儿吐泻证,虚寒者居其八九,实热者十中一二。”当今中医儿科名家董廷瑶亦认为:“脾虚寒泄较为多见。 尤其发病逾月者,每见阳虚寒泄,很少湿热为患。推究病因,大抵独生子女,父母溺爱,往往重裘厚被以求温暖,饮食营养唯恐不足,结果适得其反,患儿对外御邪能力下降,易遭风寒暑湿之袭;内而“饮食自倍,肠胃乃伤”,脾阳受损,水湿不运,泄泻遂作。更有一部分小儿,恣啖冰饮,一任满足,本来“稚阳未充”、“脾常不足”,再受寒湿所伤,必然殃及脾阳,如此,腹泻尤易发生。又有治之失宜,或苦寒迭进,或滥用西药,以至泄泻旬时逾月,久延不愈,亦成阳虚寒泄之证。此时疏以真武汤,有立街秆见影之效。

金·成无己曰:“真武汤益阳气、散寒湿。 治疗阳虚寒泄, 确属最佳方剂,用之中的,往往一二剂即可见效。方中附子温阳散寒,得干姜则守而不走,专事温中,且散寒力增强,原方中生姜,因其走表,故易之;白术健脾燥湿,辅佐附子同除寒湿,茯苓渗利水湿,符

合“治湿必利小便”之旨,白芍敛阴和阳,不致附子、干姜温燥太过。合方总使阳气振奋,阴寒消散,脾胃健运。水湿得化,泄泻自愈。总之,本方既可增强脾胃功能,又可消除肠道寒湿之邪,消补兼施,所以奏效迅捷。

2.老年性疾病。

人老则虚,首当其冲的当数肾阳虚,肾阳虚及脾。脾阳虚则水湿内聚不去。肾阳虚是本,脾阳虚是标,真武汤对老年病有着斧底抽薪之意。温肾补虚。健脾蠲饮,此真武汤也。人老之病有几个脱离到了头晕,心悸,下肢浮肿。凡见此症组症中一症者,即可放心使用真武汤,或加减用之。

3.肥胖。

肥者多湿,湿多脾困也,困久必虚。脾虚及肾,肾为元阳,肾阳一出,湿及阳化。此乃肥胖治本之法。湿化脾健。脾健则湿无聚之理。真武汤温肾健脾,直捣肥胖病根。那有无效之理。

本文转自:

http://hi.baidu.com/zhanlijun590/blog/item/49379711b6d1c37dcb80c4ef.html

乌梅丸的临床运用

众所周知,肝肺两脏有相克关系,其中“肺禀坚金之性,而体反虚,肝禀柔木之性,而体反沉实,故肺养其娇,易遭侵克,肝凭其悍,每肆欺凌,是肺称娇脏,肝为刚脏”(《潜斋医学丛书》)。因此,病理上每因肝旺生发有余,肺弱肃降不及而产生肝病乘肺之证。

其中,属肝火犯肺、肝气犯肺者,诊治较易,而属肝风犯肺者,因其临床相对少见,同时又缺少成方,易于漏诊失治。作者在对乌梅丸的专题研究中发现,以此厥阴主方治疗肝风犯肺之证,却有灵活变通之妙。

首先,肝风犯肺证与厥阴主证,病机可以相通。厥阴之上,风气主之,厥阴足经司令,肝为主脏,故肝风内扰为厥阴主证的主要病机;又因肝为将军之官,其性刚暴,风木一动,则恃强凌弱而善干他脏,近者侮脾乘胃,远者冲心犯肺,上下左右无所不至。所以,厥阴主症虽以“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饮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等肝风挟寒挟热而横犯脾胃、纵干心肾之症为提纲,但若进一步循经贯膈,即可上冲胸肺而致呛咳喘逆之象。因此,肝风犯肺,尤其是同挟寒热而虚实夹杂者,正与厥阴病机相关。

其次,乌梅丸作为厥阴主方,独具敛肝熄风之功效,可以从肝治肺。因为该方集酸苦辛甘、大寒大热于一体,不仅以辛甘助阳、酸苦坚阴、温清互用而能够调理阴阳,平定寒热,而且重用乌梅(占全方半量)佐以苦酒,突出以酸制风。酸属木味,其先入肝;酸性收敛而主阴静,风性疏散而属阳动,故“酸以制肝”、“风淫所胜„„以酸泻之”正属对冶。所以仲景以乌梅为君而名方,旨在敛肝而收风。由此治肺,可以正本清源,风木一旦平熄,余气自复顺降。至于甘味补虚,人参益气助肺、当归养血柔肝,不失体用兼备、虚实兼顾之治。因此,临床运用只要守其意而不拘其方,师其法而不泥其药,随风气兼挟之偏重而稍加进退,即可以从源治流之法,变通治疗肝病乘肺--

尤其是风挟寒热、乘虚内动的错杂之证。

再从实例论,清代汪昂的《医方集解》已有用该方“治胃府发咳,咳甚而呕,呕则长虫出”的经验记载。叶天士则从“肝厥内风”的理论高度,创造性地运用该方治疗十余种杂病,其中不乏肝病乘肺的实例,如“石,气左升,腹膨,呕吐涎沫黄水,吞酸,暴咳不已,是肝逆乘胃射肺,致坐不得卧。安胃丸三钱(乌梅丸去桂、辛,加川楝、青皮)”(《临证指南医案》)。现代中医杂志中,也有数篇类似的治验报道。作者在从师临证中,也亲身经治过这类病症,此仅举一咳嗽病例,以示一斑。

徐某,男,65岁,1989年3月15日诊。反复咳嗽数年,加剧半年。每次发病,咳嗽暴作,胸胁抽痛而左甚,伴有气从心下上冲胸咽,欲咳不已,心烦不寐,口渴而欲饮温,背寒而略少量黄痰。此次病剧,痰中带血,昼日寒战而手足厥冷,入夜发热则手足欲伸被外,至夜半则无汗热退。素有头晕、不欲食、便结。舌红苔白,脉数、中取弦、按之弱。前医以肝火犯肺而屡用苦寒清降,收效甚微。余以厥阴阴阳错杂、肝风内扰乘肺论,治以调和阴阳、酸收熄风、制肝而平肺,用乌梅丸改汤。重用乌梅30g,减轻热药,加川楝、枳壳各10g,服5剂。复诊:厥热除,咳痛减半,口渴、气冲、纳差也显减。守方再进7剂。三诊:诸症渐平,微咳、微晕、腰时坠胀,脉微浮稍数。厥阴已解,阴伤未复,以杞菊地黄丸滋水涵木而善后。

总之,厥阴主方乌梅丸,重在用酸以敛肝熄风,佐苦辛甘而温清兼补,正可变通治疗肝风犯肺而寒热虚实错杂之证。无论咳嗽、哮喘、

胸痹、上消等肺科诸病,若以肝肺同病而内有风象,疑寒疑热又似虚似实为基本特征者,皆不妨以此方化裁试治,或可取得出奇制胜之效。

乌梅丸临床应用举隅

1、治疗胆道蛔虫症

例1,患者,女,68岁。自述5天前因误食生冷之物,遂感上腹部阵发性绞痛,甚引向右肩胛部放射,并伴四肢不温,恶心、呕吐、不欲食,曾吐蛔虫2条,舌质淡,苔薄白,脉沉弦稍弱。李克绍教授遂用:乌梅12g,川椒6g,炙甘草6g。取3剂,3日后患者欣喜复诊,自云服药1剂,疼痛顿时减轻;3剂尽而疼痛竟全消失,并便下蛔虫数条。继以香砂六君子汤2剂善后,患者因误食生冷而诱发且无上热之象,故去苦寒之黄连、黄柏,并弃参、归等安脏之药,仅用乌梅、川椒安蛔驱蛔,药少而精,但药精力专,紧扣病机,故能收到如此满意之疗效 [1] 。

例2:患者,形瘦神疲,面色青黄,右上腹痛如刀绞,时痛时止,并吐蛔1条,心中疼热,呕吐酸水,四肢厥冷、舌质红、苔薄黄,脉沉细数。邓县已故老中医周连三先生辨为蛔厥腹痛,方用:乌梅24g,细辛、蜀椒各4.5g,黄连、黄柏、当归、党参各6g,炮附子、桂枝各9g,槟榔15g,干姜18g,服1剂,自觉四肢厥冷减轻,但心中疼热不解,又加烦躁、口渴、喜饮,急来诊治,恰逢张感深先生,确诊蛔厥无疑,认为乌梅丸乃中的之方,而出现反应的原因在于重视下寒而忽视上热,遂减干姜为9g,增黄连为12g,加大黄12g,服2剂而愈。此为上热下寒偏上热者,故临床加减显奇效 [1] 。

2、治疗痢疾

例3:患者,患休息痢,多方求治,历时数月,缠绵不愈,虽便次不多,但均带脓血,里急后重较轻,时时恶寒,微热,腹痛较甚,舌红,苔黄,脉沉数,手指发凉,予以乌梅丸加减:乌梅9g,黄连、黄柏、制附子、桂枝、广木香、花椒、细辛、干姜各6g,当归、白芍、大黄各12g。开水煎服,服2剂后,腹痛缓解,手指转温,再进1剂,腹痛脓血便全止。大便化验,全部转阴而康复 [1] 。

例4:患者,中年女性,患休息痢,经西医检查,诊断为慢性非特异性结肠炎,大便检查:粘液(++~++++),脓细胞(+~+++),血细胞少许。病后即积极治疗,效而不固,尤以进食油腻生冷,病必加重。以乌梅丸加减:乌梅9g,附子、桂枝、干姜、花椒各6g,黄柏、黄连、广木香各6g,当归、白芍、罂粟壳各12g,党参、肉豆蔻各9g。连进5剂,脓血粘液便消失,粪便化验,全部转阴而愈 [1] 。

例5:患者,男,51岁。脾胃素虚,又食生冷,遂发为痢,日20余次,先后服西药和枳实导滞丸等,病稍缓解,但仍日下剩10余次,迁延3月余,遂求治于张感深先生,症见:形体消瘦,面色萎黄,神疲肢倦,头晕目眩,大便粘冻,白多赤少,腹痛绵绵,喜暖喜按,饥而不欲食,食则腹胀,四肢厥冷,小便清长,舌边尖红,苔白多津,脉沉细。处方:乌梅24g,黄连、黄柏各12g,当归、党参、炮附子各6g,干姜、蜀椒、桂枝各4.5g,细辛3g。3剂,效不显。遂求治于周连三先生,认为乌梅丸证无疑,然干姜量少,而黄连、黄柏量大,清上有余,温下不足,于是增干姜为15g,减黄连为9g,黄柏为4.5g,

服12剂而愈 [1] 。故治疗脾胃虚寒之久泻久痢,可重用生姜。

3、治疗肠痈:肠痈并非只能用大黄牡丹皮汤及薏苡附子败酱散治疗,其中尤以寒热错杂证者,必以乌梅丸化裁方有著效。

例6:患者,中年男性。患肠痈3日。恶寒发热、呕吐, 右下腹疼痛剧烈,屈膝侧卧,舌淡红,苔黄,脉沉紧。因不愿手术,前来求诊。以乌梅丸加减:乌梅9g,花椒、桂枝、附子、干姜、细辛、黄连、黄柏、广木香各6g,当归、赤芍各12g、大黄18g,服药后大便畅泄5次,腹痛缓解,憎寒发热不著,去大黄后再进2剂,诸症消失而愈 [1] 。

4、治疗小儿手抖小儿之病,疳积(营养不良症)、虫证甚多。王海如以乌梅丸治疗蛔虫扰动厥阴的手抖1例,取得满意之疗效。

例7:患儿,女,7岁。其母述其女两手发抖已有数月,前医选用羚羊角、钩藤、石决明、生地、桑叶等平肝熄风之品治之不愈。察其面色苍黄,体质瘦弱,食欲不佳,夜间喜伏卧,有时腹痛,舌质淡润,苔薄白,脉沉细无力,下唇内有粟状颗粒,白睛有蓝斑。此乃蛔虫扰动厥阴之蛔厥症,而非湿热伤津,肝风内动之掉摇。遂予以乌梅丸:乌梅10g,黄连6g,黄柏3g,桂枝3g,党参3g,附子3g,细辛3g,当归3g,干姜4g,川椒15粒。服用2剂手抖减轻,继2剂,手抖已止 [1] 。

5、治疗痛经:痛经久不愈者,多因肝脾失调,气血不和,气机失于调畅,郁久而生寒热,致虚实互呈,寒热错杂之证,可用融汇祛寒热,调肝脾,和气血诸法于一方的乌梅丸治之。

例8:患者,32岁。经行时少腹疼痛,月水不畅,其色时淡时黯,或挟瘀块,历经3载,月月如是,多方求医不效,以致影响工作、学习和生活。查其面色萎黄,心烦口渴,手足不温,乏力肢酸,舌质淡胖,边尖红,苔薄黄,右脉细软,左脉弦细,少腹按之拘急、痛引阴户,以乌梅丸为汤剂,每月经前3剂,经期3剂,经后3剂,3个月而愈 [1] 。

综上所述,乌梅丸不仅是治疗蛔虫症的良方,而且经过恰当的配伍加减,可应用于临床多个学科,在临床治疗上取得了满意的疗效。

范文七:名医用名方.2-六、乌梅丸(《伤寒论》) 投稿:傅昨昩

乌梅丸( 伤《寒论 )》

伤,脉微而寒,至厥七日肤八,其人躁无冷安暂,时此为厥脏非,厥也。蛔厥 者蛔其人,吐蛔。今当者静病而复,烦者时,为此脏蛔上入其寒膈,故烦须臾复,, 止食而呕得又者烦,蛔闻 臭出食 ,共常自人蛔吐 。蛔者,厥 梅乌丸主之。 主又久利。(33 )8 乌梅方丸 乌梅百三枚细 六两辛 姜十两 干黄十连六两 附六子(两炮去,)皮当 归四两 柏六两 黄桂枝两六(皮击)人参 六 蜀两椒两(四汗出) 上味,异十捣,合治筛之。以苦渍乌梅酒宿,去核一蒸之,五斗米下饭熟熬,成 ,泥和令药相,得内臼,中与杵蜜二千,下如梧丸桐子大先食,服饮丸,日三十。 服加稍至十丸,二生冷、禁物、滑臭等。

、一籍选典读

明·赵以:乌梅味德酸肝入,得梅春先气之,主生助而杀阴阳类细辛发;阳之 初阳少,助以厥之阴化;当归少阴启之血,以资肝液脏所之荣藏黄连配蜀;椒助心火,以 杀,益蛔气于;附也配子黄柏,滋气肾以回顾助母气,也干;佐人参,补姜中焦而 止;桂呕制枝风木疏,郁,肝阳和阴厥逆而回风邪散而气血,足治,厥蛔法之备。 《金已玉函匮二注》 经·许宏:蛔厥明者,乃死多也。其阳人气虚,正微元衰败,饮食之物不化则气精, 反为化蛔虫也蛔。为阴,故知阳虫微阴胜而阴胜则四,多肢也厥若病。时烦时者, 得静食而,呕或口常吐清水时,吐蛔者,又乃病也蛔。又腹痛脉,浮大反,者蛔亦症。 有也,当急此,治不杀人。治用乌梅为君故其味,能胜蛔酸以;川椒、细辛为臣,辛 杀以虫;干姜、以桂、附枝为佐,子胜寒气以而温,其中以;黄连黄、之苦柏以蛔;安以人参、 归当之甘而缓其补,中为使。以各蛔虫为患,其为比难寸虫等白用下杀之剧剂, 故用制之方胜。也 (金镜《内台方议》)

158

乌梅丸

清·彬:蛔厥,厥徐逆者也。此与脏厥类相。原由脏阳无,蛔厥因亦脏寒能 自不而上入。安但邪有浅,深脏厥故烦则无安。蛔暂厥须则得止臾,首言故吐蛔当,以 因见而寒不蛔,致安上蛔膈入非,蛔而无竟烦之也比。惟蛔则动因不静,故既 烦常复,止及食复呕且而烦者闻食臭,而欲蛔食,得则上更而吐出。也原由寒其, 类故辛热以温之聚监以,柏黄,而乌梅加黄连以、其蛔,安参、以补归其也。虚(金 《匮略要注》)论清·张璐: 梅丸主乌胃气而寒热错虚之邪杂于积胸中,以蛔所安而不时上时攻。故仍用寒 错热之味治之。方杂乌梅中酸以之胃,开蜀椒辛以泄之,滞、连之苦以 降柏气盖蛔闻。则定,见辛则酸伏,苦遇下也。则他参其归、以补气之中寒虚姜、 附,温胸以中之饮寒。若饮

无,则呕不逆,亦蛔不矣上辛、桂以祛陷。之内热,邪若无 邪热,有寒虽,饮不亦于致逆。若不呕呕,逆则胃纵气虚亦,致于不蛔矣厥。 (《 伤 缵论》寒) 清尤在泾:·古,蛔云甘得动,则苦得安则;又曰蛔闻:则酸,静辛得则热止。故 以梅乌之,酸连柏之、苦姜,辛、归、附、椒、桂、辛,以之蛔温安脏而其止逆。 加厥参人者, 蛔以动中虚 ,以故之中安止吐, 且以御冷而热药之诸耳悍。 《匮金略心典》 清要·琴:柯六惟厥阴为难治经其本阴,。标热,其其体木,其用。必伏火其所主 先其而所因或,,或散,收或,逆从,随所或而行利,调之其气中使,和之平,治是 阴厥法。也厥当两阴交尽阴又,名阴之绝阳宜,热无矣。其第合晦具之朔理阴,初 尽,之即阳初之,生以所一阳纪为一阴为,独,则厥使病阴热是少阳使也。火然旺则水 ,亏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气,有余便火也;木盛是克则,土故饥不欲食虫; 风化为,饥则中胃空,蛔闻虚食臭,出故蛔。吐仲景立,方以皆辛苦甘为味君,用 不收之酸,品而此用之者,以厥主风阴耳木 。《洪范》曰:曰木直曲酸。作《内 》曰:经 木生,酸入酸肝君乌梅。大酸,是之其伏主所;配也连黄泻而心疼,佐除柏黄肾以滋 渴除,其先因也所;肾肝之者,椒母、附温以肾则火,所归有而,得肝所养,是其固本; 肝散欲细,、辛姜干以散之;肝藏辛血,桂、当枝引归归经也血寒热;用杂则,气味 不,和以佐参人调,中气其;苦酒以渍梅乌同气相,求蒸之米,下,资其谷;气 加为蜜丸,少而渐与加之,则缓其本治也蛔。昆,虫,生冷也之物与湿之气相成,热 药故寒热亦用互,且中烦而胸吐蛔,则、连柏是因寒用热也。蛔得酸静,得则则伏,辛 苦得下,则信化虫佳剂。久利则为虚,其寒热,酸调收以,下之自止。 ( 利《今名医古方论 》 清)汪·:昂此足阳、厥阴明药。蛔得酸也则,伏以故梅之酸乌伏之蛔得苦;则, 安以连故柏之、安苦之蛔;因而动,故寒以桂、附、姜、椒其中温脏而以,辛、当细归调其 肝;肾参用人以助脾乌;兼梅敛肺。 ( 《以方医解集 》)

195

清·吕

震:名方此治蛔厥,主妙其全处在米饭和。先诱蛔蜜,乃喜得之蛔而乌,梅及 之酸,醋椒、、桂、姜附及细之辛辛,连、黄黄之苦,柏则不堪而伏矣。蛔厥 后气血不免扰但,乱加人参故、当奠安归气。血方此虽热错杂寒,但温脏之居力,又多得 乌梅酸之以涩脱,固故又久利” 。主《伤(寻寒》源)清·黄 御:元乌丸,乌梅梅姜、辛杀蛔止呕、而气降冲,参人桂、、补归中木 而润风疏,椒燥、附暖而水下温,寒

连、泄火而清上柏热也。( 《伤寒 悬解》) 今 王·达邈:用酸温乌梅为之君是,其性从,欲而其肝可知。病入本脏寒故以,辛 热姜之附、温。又本之脏虚故以,温之甘参人补之夫。为厥阳相阴,故以辛温格细 利细辛以之疏通之又。其恐泄过也,故更辛以热闭之善蜀椒封以固。之当归用、桂 枝者所以,其养营调,卫其也用。黄连黄、者柏,有二义:因盖寒,而脏投遽辛热, 以拒恐不纳,故而以借反为,佐白通之犹加尿、人胆汁者一也;且少、,二厥,阴本 子为,母又根阳阴,于兹阴阳微厥,由少阴阴虚次,黄于乌连,而重梅众品于更,黄以 副之柏,滋是阴之阴,即以少厥生阴之者,阳也二渍。梅苦以酒为,丸以蜜,因蛔者性 苦畏辛喜酸甘,即而其投好所引,苦入辛杀以之也又主。利者,因久利起本自,寒 于化成热,即伤始气,久则血。故伤热辛以治,寒寒苦清以;蜀热固椒,而以气细 通辛;当归之血,而以补枝桂之。行用参人以补气合血,而总于交酸温乌梅,所以之敛 其止滑之下机。 ( 《耳汉简义》 )

二方名家、验经何绍奇

经验我:开始用每梅丸乌方,原味不敢一少后。有来一次我的,学生取 后药,家病都走了才发,现包的附子另忘了包进去,我叫赶他去快,却没追上,追为因家 有人疼里号叫痛所,以人那得走快。很了过天,我两去病看,知人其服药当天就后不痛 。后来阅了历渐多,才明乌白梅丸也是可以且应而加减该。的梅乌、椒是方中 川药主,非如热错杂,虚寒兼实见可视,寒虚实而热用,寒用枝桂或(桂肉)、 子附、干 、姜细辛或用(吴茱萸生、姜) 热;黄用、连柏黄或用(楝苦皮、根大黄有助于杀虫、 ,虫) ;虚排人参(党用或泡参参代)、当 (归用白术、或草) ;甘用实枳、白芍、木香。 实张就有椒梅璐,仅用乌丸、梅川、黄椒;连俞根初梅安连蛔用乌梅汤、川椒、黄、 柏胡黄、槟榔连、丸雷,都可称作辛苦酸法,于用肝胃热、炽痛烦脘躁饥不、欲食、食即吐 蛔舌红、苔、、烦渴黄四肢而冷逆之蛔,此厥非厥阳是,虚是而疼由引起痛。蛔虫静伏 ,痛止则厥。回此际照搬若方原附、,、姜桂则异无上火浇了油。寒而则证表为 现淡、不渴或渴舌不思饮、吐清水呕大便稀溏、四、肢厥冷之厥,则蛔椒理中汤梅也, 黄连证黄柏等苦寒药、视当为禁例无明显虚。者,象不更必人参、用当归。年多如来应

10

6乌丸梅

,大感用有右左源逢之感。非韪仲焉景随,证减加临病,方,制本仲书之景教也。 方乌梅原用苦制,酒苦即酒酸,醋此,胆蛔因肠蛔引起的腹、痛若,仓卒之, 间配不到药,酸醋饮杯,也一

能止痛后来见有人用。司阿匹林止胆蛔疼,西药痛中,用盖取其 味也(酸人昔蛔有“遇虫酸则伏之说” 。蛔虫)肠梗阻性,时有所见也犹,记 20世纪 6 0 代年期,有中姓王女小孩来,腹诊有九个部孩小拳头大小的包块,吐呕 食,不痛疼发,时发则号,叫震屋瓦声而家,贫力送无到医院手其。我术起想时当中 《级医》刊用豆治油疗蛔虫肠梗阻性的道报遂用菜籽,四油两烧,开,花椒放 0 粒,3待 温一勺,勺之,喂约二三时后,小止疼次,排晨蛔虫 15出7条 而愈,以后曾过用例多 效均。乌 梅亦主丸久“” ,因痢慢性为肠炎、慢性疾痢寒热多实虚杂夹,所以很是合,拍 年来用多方加减此效。至有《于千方金 、》 必效方《》的同方名乌梅,丸只乌梅用黄 、二味连用,暴于(急性痢痢疾 )取义又,自同了。不何绍[奇.绍 奇医谈(七)— 论仲景又诸之我见.方中医 药通报,0260,(2)5:6 洪子云经验:]老洪师乌对丸的运梅,用主张但见“一证便,不必悉具是” 和,小 胡柴汤用法的似相。如例以“或消”渴 糖尿(、尿病崩症为),或主以“中心热疼 (”胃 灼痛脘,萎缩性胃炎如、胃癌)等主,或以为“上撞心气 ”如(奔豚气之属肾肝气逆) 为者主或以,食“则吐” (蛔蛔即胆厥蛔虫为主道为),或主以利久如慢(结肠性等炎 为主)只,证属土木要和,不热虚实夹杂者寒,皆可以乌丸加减梅疗治。外,如巅此顶 痛少、痛腹,属厥病阴野分;难疑症危、重证证属阴,阳胜不复,定亦治以乌梅丸。可 老洪师用乌梅运,常以乌梅、细辛、丸椒川为主,其体余姜附桂之枝热辛连柏,苦之寒 ,参归之补益血,气皆可随损益证或,易以其效力更他大的证药物应。戴玉. 洪子[ 云用乌梅运丸经的验 湖.中北医杂志,91852( ):5]董廷 瑶经:小儿验久方泻组 成:乌梅 ~6g9,川椒 2目~5g,桂(或枝桂肉 1).g,5子附1 5~.g,细3辛2~3g,干 姜1 5.~g,3黄川 1连~g,黄2 柏~6g3,参 党~6 1g2当归 ,6~9g主。治儿:童泻泄延不迁,症愈见下黏冻便甚,脓血,少腹或至脐侧 疼痛进,生食则泻甚,冷舌薄苔质红白脉弦细,,证属辨脾失肝,寒热调夹杂,为多慢性 特异非性结肠者炎方。义本方:由景乌仲梅化裁而成。丸中乌方大酸,梅急泻厥阴 ;川椒苦目寒辛,行水消胀黄连、;黄苦柏,清热寒坚;阴参、当党甘温归补, 调气中附子;、桂、枝姜、细干辛辛热诸品通启阳,气。全酸柔方缓甘以,和扶肝, 脾苦辛寒,以温清达火。木减加法:舌苔淡白,加吴萸茱;苔厚舌腻,苍术、川厚加朴 、楂山舌;不红、质无性热象征,去黄、连柏黄腹痛;较,甚白加芍大;

便滑,利赤 加石脂、余禹;粮脘不胃,加舒香木、仁砂、陈。 皮某吴,男6 岁,1。968 年 9月2 日初诊1久泄。痛,利腹下黏冻次数,多频面,

1

61

萎色,形体消瘦黄胃,口开不,出淋汗,舌苔多白薄舌,偏质,红象弦细。病脉程数月, 肝失调,脾热寒夹杂,治拟梅乌丸之。主方:处乌 6g梅,川椒 3目,细g辛 3g ,桂 1.肉g,党5 4.参g5淡附片,3 ,炒当归 gg6炮, 3姜g,黄炒 柏.4g5炒川黄连 2,。g 剂7服。 1 药周,后泻已泄,和腹痛除,胃纳稍亦动,再乌以丸为梅,调主 治1个月 而 愈告。[邓成.嘉 廷瑶验董方则二 中医文.献杂志200,(1)2 :3] 4士李懋验:经老师李应用乌梅所掌丸的主要指握有征①脉弦:按之力。无脉得 血以盈,气充以鼓荡,脉调方,徐畅悠缓扬弦。主肝,脉为阴尽阳生之脏肝,气阳萌始 未而,若气至盛未而或及六七淫戕情伐气,易阳肝寒致馁,气弦无脉力懈惰,而故见脉弦而 力,当知为无肝之阳气足,其不弦兼可、缓兼、兼数等滑。具有肝经症状② 或,痛胁或,呃逆心、,悸或痛阴囊缩,或寒交热作。等数症并可,见或仅见一。 多症 尹寐,男,某44 ,2岁050年 4 月2 1初诊,日年半因车前颈部祸伤受出后 现嗜,睡每睡眠日 311~5个 小,时身乏全力精神,不振,欲饮不食颈,部痛疼活,动 则,响皱不紧,脉适弦之按足,舌不暗红质苔薄、白。为肝虚此清阳不升,之寐多。证内治: 温肝补,益气阳升。阳以乌梅方加减:乌梅 7丸,g桂枝10 g,炮子附 21g( 煎) ,先姜干 4g花椒,4 g,辛细4 g黄, 9连g,当归 51,g参党 12g,黄 柏g4,芪 1黄g, 2根葛1 8,川芎 8gg,水红花子1 g8,每日1 ,水煎剂服。治外:血活瘀,散通止络痛。药用 鳖土 1虫g,0香乳1 0,g没药10g,樟 脑g5冰, 2g片。研细粉共用酒调,和敷外颈部。 剂7后症诸轻减,上加方减又 28服剂 诸症失。消访 1 年随眠睡正。常按 弦肝为,脉弦而力无肝为馁弱阳阳气,虚不能上达,窍清养则失寐多睡;欲阳 气不,气血足达不,机失濡,体则身乏全力、神精不、不振饮食欲;部颈伤外瘀血停滞 ,脉经不则颈利部疼、活动痛响、则皱紧不适故。治乌用丸温梅肝阳,助黄加芪、葛根补 气升阳清,窍养得则头脑利清寐好转多精力,渐;川充行芎活血气散瘀水红 ;子健花脾肝养消瘀。而配合外治活散瘀血通络,止痛。切病中而机效获[陈金。. 李鹏士懋运 用梅丸举隅. 乌中杂志医,20704,8()5:40 1 ]梅丸乌基方:本乌 梅g,6附子炮1 g2(先) ,桂枝煎1 0,g川椒 花5,细g 5g,辛干姜 5g 当归 1,g,2参党12g,黄连 g9,黄柏5g。中 呕寒吐者,加茱吴、萸夏;肝半气 虚者黄加;芪肾虚阳

者,加淫羊藿巴戟、、肉天桂;精不足者肾,加苁蓉肉鹿角 胶;脾、健运失,加茯苓、者白术;虚湿脾者,甚薏苡仁加杏仁、白豆、;蔻心神不 者,安加志远酸、枣仁日 。1剂, 1 剂为41 个疗程。 ,男3 岁,50022 年 月就诊5患者。体消瘦,自述 身 年来1常工作因紧张出现 疲劳,懒怠,精不神佳头昏,,忆力记减,寐差,退纳少伴,腰酸,性有欲减退,尿频 等各项检查。未均现明显异发,口服常种多西如谷维素药维生、等素未,好转见查。患者舌 淡质苔白,腻脉弦按之,弱减。医西之称“为健亚”状康,中医态辨证属木

1肝6

2

乌丸梅

寒,虚泄疏不。利选乌梅方丸减加,药用:梅 乌6,g附子 炮2g(先煎) ,1枝 1桂g0, 花川椒5 g,辛 细5g干姜, 5,g当 归1g,2党 参1g,黄2 连9,黄柏g g,淫羊5藿12 g ,戟天 1巴g5黄芪,15 g。服方上 7剂患者,述症状为改善,大偶寐差感上,方加酸仁枣 0g3,继 1服 0剂诸,皆愈症。 老师李临素以乌床丸梅疗治健康亚者患,以脉恒弦无力作为用乌梅使丸主要的指征 疗效,颇满意。为梅乌丸中方肉桂用、细辛川、花椒、姜干、子附等众多热之辛品, 扶肝阳,意在强肝助阳共,以使春之气得以升发升黄连;黄、化柏阳其之郁,寒热热并用 燮理,阴阳;参补肝之人气,当归肝补体,之乌敛梅之肝真。诸药合用以使肝 得以升气、舒启发春升,气之得以升发人犹如,浴春风。[沐郝宪恩李,,张楠凯. 李 士应用懋梅丸乌治疗亚健状态经康. 山东中医杂志,验2004,23() 5:30]6 士李懋教常说仲授遣方景,意在法,立以方法,示床临审症求,因辨测机,证 法机出,依法施随治凡是符,乌梅合适丸病机—肝虚用寒而热杂的错,无论何都可证广 泛的用乌梅丸。厥应病阴实其质肝木是虚、寒寒热错。随着杂体差异,可个现多 出病理变种化临床,用乌施丸梅,当随然加减证。一面方根据阴气阳血的衰和寒盛热 轻的重,整调苦酸辛的用甘药例比另;一面随着临方表现及其病机的床差偏减加用。药 无热上者,黄连减、黄;无下寒者减柏椒、川附;子体虚者不减参、当归人口;,苦心下 痛者热,重用乌、黄连以梅泻火除痞;寒中吐呕,者加吴茱萸半、以夏中降温逆止 呕肝失;泄、疏血阴足、疼引胸胁者不,加胡、白芍柴、楝子川疏肝缓以急止痛 ;气虚者肝黄加芪;肾虚阳加者桂肉;精肾不足加肉苁蓉鹿、胶角脾失健运;加茯苓 、白;术阳脾者加虚羊淫、巴戟藿天;等便大不通加黄大芒、以硝泻热便通兼气;滞 加木者香、壳以行气疏枳。肝 应用指征,首当凭脉 阴病厥木肝寒虚其,脉当弦、不且重按任但由,临于床个 的体异,随

差着病机变化的又,出现可许兼多脉。脉兼滑数若,热象则重偏可加,大黄 、连柏用黄;量兼缓或脉拘或紧急阳是虚寒,可加大椒、附用量,重或吴茱加萸 、桂等肉;脉兼虚力,是无气不肝,可加黄足芪补以之脉兼细者,;肝阴不属,可加足 芍,山茱萸等补白之体;脉肝兼濡者软是,脾不虚,运加茯、苓术白、泽等泻以运 脾湿化脉;兼濡者,为滞血阻瘀滞,以桃可红、丹祛参瘀通络总之,。阴厥木肝寒虚, 其病变化多端机,从脉象来但,必见看而按之无弦力之,脉论无脉兼何如,都选可 用乌梅丸再,以脉为凭加减运用兼。 胸案 痹田某,,男60 ,岁休干部。退因胸闷主心慌 、 3年,重加月于半 197 9 年6月 1 2日 初。患者于诊3 前因生气年然出突心现区前憋,闷搐,抽伴慌、心汗、出神疲 乏,遂力就诊省某于院,冠按病住院治心疗后解缓,不能停但,近药月来半现出加重, 人经绍来诊介李。士教授诊懋其脉而拘急弦按,无力之辨。证胸为痹厥阴,肝

16

3

寒,胸阳振不。以梅丸方乌乌梅: 4g,炮附子12g(先 煎 ,)椒 4g川干, 姜g5,辛细 3,g桂枝、当各归 2g1黄, 连5g,黄 柏4g,红参 12g,肉 桂g。3 7剂症后减,然大后停服 药守西再方进7 剂, 病缓解后,改用桂枝加子附汤调理,随 1 访未年复发[王。金榜,梁保丽 . 李士懋授应用乌梅丸教经浅验谈. 河北中药医学报1,99914,()3: 3]3洪 祥经广:以验梅乌丸药的组成物析分笔者,为认三个显有特点著,是一寒温 用并邪正,兼顾说,乌梅明丸为里是而寒热虚错杂的病而证;设是二辛以热辛、和温 温甘药物的重为点,明说乌梅的重丸点是温脏补“虚”;三是入 胃(脾大肠经的)物药 主为说明,梅乌丸的眼着是点以胃(大肠)脾中为心由此说。,乌梅明的范丸是围“里以虚而寒 错杂热”脾胃病证的为主。里有这要强必的调,是病邪入厥阴,深则木肝失调,其临 表现较为复杂,床且以寒热错交,胃证肝较候见多因厥。肝与脾阴胃关的系常非 密,两切者病在理上以可互影响相如。旺肝可克,而脾脾又可虚以致招肝。从而克 形成肝脾失调风,动里虚,热错寒的杂厥证阴。 者笔认为乌,丸原梅为蛔而厥设但。其寒并用热,虚并治,清实温下上攻补兼 施,酸辛苦甘,;柔刚相;辛济苦开,土降木调等制方双药用点,特临床提为供了为较宽广 应用空的间故其临。应床较广用,临只床要住寒热虚实抓杂的错机病点特随证 ,减加治,疗均良效。 有胡,某男,5 2岁198,6 年11 8月日 诊初。者去患年3 月 次首发胃痛,痛疼与饮 无食显关系明。胃发痛时,作饭水不能,入入呕则吐,热喜凉,大便畏不,晨畅

起口 ,苦小微黄。便痛胃解缓后继,而胀,食腹后腹更甚。每次发胀常胃痛与病胀腹替 交出,现则痛胀不,则不痛。胀但的次痛每数仅月3~5 次 而,胀腹日日则有,均质舌 淡红舌苔,,白脉象弦细。初疑诊“为肝不和胃脾失,健运 ”,施疏和肝运胃脾之剂症 ,反状加剧而复诊细。思症其,者患胃与腹胀痛替交出,现热喜畏,食入凉呕,即便大不 ,畅口尿苦黄等显,然是由于脾胃寒,虚阳中运,不胃失降通,枢机不,利而化 热所致,郁症见故寒热虚实挟杂,乌梅以温脏丸补虚,祛清寒。热梅乌9g 细辛 ,3g桂, 枝g,熟附子 6g,9椒蜀3 g干姜,6g,党参 9 g当归,6 ,黄连 gg3,黄柏 3。二诊g: 上方服连3 剂, 复时诊腹明显胀减轻,且胃亦未发作痛先后连服。本方 1 剂5,症诸消 ,随访除半年胃,痛、胀腹从未作。 本发为腹例胀、痛胃呕吐症、以腹胀为主症,。发病胃时痛腹与胀替交现,痛出 则胀,胀不则不痛胃痛,发则作饮即吐入。明说气机紊、乱降失升调是案的本基本病机 。痛则胀,不属实“通则痛不病”规律的理具体映。患者喜热畏反凉食后,胀甚,腹苔 白脉,细然为显“寒脏 ,”即脾虚寒胃所。阳致内虚寒,寒滞机,气机郁气,升滞降 调失,故现胀、胃痛腹、呕吐等症。苦尿黄,口大便畅为内有郁不。热全完与乌梅“丸里 而虚热错杂”寒的病吻机。故用合梅丸乌温补脏虚,寒并调热而获效。[洪广卓祥.

164

乌乌梅

梅丸的丸临活床经用验.中医 药通,2报080,7()5: 5] 士张卿经:验仲用此景方主是治要疗上热下寒因蛔虫,扰内致所蛔的厥症。张 授师古教而不古,强调泥“当化之虫”, 在“常梅丸乌原方基础”上丸为汤改加化减, 取原方安蛔之功裁并适当,加以健运脾胃药之,到标做兼治本。教张常强授小调脏腑儿娇 嫩形气,未,尤充脾以常不足生为特点理,出在指虫之中及化虫化之,后皆调宜补 胃脾,于状症减后予轻功散异加减继之服,杜以虫复生。之治肠其证虫之经验为方 乌梅: 10g川花椒,3 g,细辛3 g使君子 ,0g1槟,榔6g,党 参 6,g归 6g,川楝子当 10, g黄连 胡g3黄柏 ,6,白g 15芍g鸡,内金10 g,炙甘草6 g焦,山 10楂g焦神曲,1 0g,焦麦芽 0g1。方乌梅中白芍、酸之能肝柔缓急,能酸安蛔使,蛔静痛止而,川楝子与 助以定相;痛蛔因动于胃肠热,蜀椒、寒辛细辛味性,温可辛伏蛔温,温能驱脏; 寒黄胡连、黄味苦性柏,苦寒下蛔能,寒能胃热清使;子、君槟助榔乌梅化之功虫党 ;、参当益归健气脾鸡;金、焦山内、楂焦神、曲麦焦芽胃和运脾甘;调草和药。全 诸共奏方寒热并用虚实并治,;辛苦甘酸刚柔相,

济;辛苦开,降土双木调功用之如。有 思饮不者,加太子食参、茯苓、术、陈白皮法、半夏健以运脾;胃喘咳日不久愈者,加 百、部仁以杏肺止润;体咳虚多汗者,煅加龙牡浮、小以麦敛止汗汗;便干大者, 加燥瓜蒌以润通便;易干肠者,呕砂加以仁行气呕;止口、疮痛咽,者牛加子蒡桔梗、 清利咽热多梦者;加,菖石蒲、金宁神清心郁。谢 ,女,某 岁,20066 年11 月 0 1日以脐周腹痛3 就诊。天2 前周儿因患候突气变 而患冒感至,未今痊,现愈腹脐痛时时止仍咳,,嗽谷纳不,多寐 齿夜喜,俯。卧查体:面 部白,白睛斑斑蓝,唇内粟状点,白肺心诊听常,咽部正略,红尖舌,少 苔。红以温脏安蛔治,润止咳肺处。方川花椒 :g,3梅乌10 g,辛 3细,使君子 g1g0 槟榔 ,6g党,参 6g当归, g,6楝川 子1g0,胡黄 连g3炒,白芍 5g,百部 110g,延索胡 10g炙,甘 6草,g杏 仁01g,山楂焦 10g焦神曲,1 g0,焦芽麦 0g。4 剂1水煎,,2服 剂后腹痛脐减轻4, 剂咳嗽较后好转前,食增欲。加诊:二出排蛔虫2 条 诸,消症,失咳 痊愈,食嗽可,续服纳 ~32剂参苓 术白散加,使患减儿脾两胃健,化生有源气血 渐运,,生 机然。 盎[婷, 任刘学通.张 卿士教辨授治儿小虫肠证验.经甘肃中医 2,00, 2071() 21:4]姚 堂经验树痛:久经不愈者多,肝因失脾,气血调和不,气机失于畅调,郁而久生寒热, 成虚致实互呈、寒热错之证杂非,新证情单病纯者可。此时比须治方兼顾多,融祛 寒、调热脾、和肝气血诸于法一方,而堪当然任者重唯《伤论》之寒梅乌丸。 余也凡遇痛经历年不,愈无论原是性还是发发继性,只其呈现要经、经期或经前后 腹拘少挛痛,血行不而畅经,色或淡暗或,心烦渴口手,足温欠乏力,肢,脉酸弦细 无,力与斯方,多每如而期。如本院愈职工右张32 岁,,经行时少腹疼,痛水月畅不,

16

5

色时其淡时暗或,瘀块,历有经 3载 月,月如,是鲜有变。多方者医不求效,以影致 工响和生作活。邀诊治余,查面其色萎黄,舌质淡,边胖尖,舌苔红黄,薄脉细软右 左脉弦,,细腹按少之拘急,引阴户,即投痛梅丸为乌,汤月经前 3 剂每,期 3 剂经, 经 后3 剂, 个3月愈。 治而景之学仲,者临治证病当病抓因病,方机当药其功效以肯为綮万勿,谓某治方某病,某 用病某, 此非方道其。 《伤寒也论述》乌梅丸证仅 1条 主,治证蛔厥为下利,和 未并提及痛治,经人从本辨痛经久识愈者之病不因机着眼病选用补消,兼、寒施热并用之乌梅 丸主治,屡来收显效,是扩为大方运经用一之得。也( 黄河医《》话) 郑 魁经验统:老临证郑从“多风”

论治,他将人体正的功能喻之为‘风常 ,就 ”自然像中界风气的样,一能万物使长化收藏生。这“风”要是主心包由()心 肝、(、 三胆焦)、肾 (配脾、胃合)互相合而发挥配作,以用使血流通,百气不生,此病体为内之 “风和 ”。这本于唐容川《是伤寒浅注论正》补的述: 论“厥阴之上风气,治。风 者之阴,阳荡摩之…气所以嘘万物而遂其…者生也。身人此风秉,气生是阴厥木之肝。脏 肝下连膈于系,肾为生木;肝肠水连包上,络为一合经,为木火生。者三合化,氲 畅达氤,而血气得以流,此为周厥风气之和也。阴” 认为他自然有界风寒热和,如风寒果 太过热均,致害。会人体同也样 “若水冷,火不热其平得 ”则发为,理之病风寒热风。或具体 地说若,肝挟风心之火包于上,则见炎烦,心口干或渴口或口,,苦气撞上心 ,心中热,痛杂嘈饥似,尿赤,黄恶心、或呕,或干吐呕,或项,强舌红脉弦,等即 为热风的现,为表热证;若上风肝肾水扰于下,则挟现四肢出冷,下肢抽厥,筋遇凉加 重不,食欲,或涎沫,或吐肢下肿,浮乏力或瘦消舌淡,润,苔白薄腻或,细等脉,症 寒为的风现表即下,证。唯头痛寒,眩,晕肢震颤体木,麻见可于上,也热可于见下 寒当,观总症以别寒热。全郑别老具一格运用乌梅,寒热并丸,行调阴燮,阳除疗 厥阴病治的蚘厥,外还用来疗眩晕、治证、郁头痛惊风、、不寐、痹证泄泻等、多病 种证。乌对丸的梅义解释方如:乌梅酸下肝风,敛连、黄柏清黄上热三,药平可热息; 附子、风姜温干寒下,参、当归补气血以人正,细辛扶、桂枝通经温,上药络温共寒化 风。方则全归和风。方复中整阴调最主要阳药的物干是、附子姜黄、连黄、柏热。盛者,重 用黄、黄连;寒盛者柏,用重干、附姜;有子痰的饮化加药,饮他兼证,依其 此类推。之,要在千变总化万病的情,中住寒热多抓这少关一键节,灵环施方用药活, 能才到预得期效。果 某,女张,6 1。1岁89 年 48 中旬月诊来自。于 7述 月3 日1车撞被后,腕骨骨 折,左他其位也部有伤撞,昏因迷醒,在某院不神经科外院住 2 余天0神,清醒志,头后 晕头痛忍,难而就诊来现证,精神:靡不萎,振色面黄萎,消瘦,声低语,头痛弱难 忍眩晕,恶,心,强项口喜干冷饮,纳,大便溏,差经错后,色月黑,紫手足不温,

661

乌梅

淡润舌无苔脉,弦细数。略此为因恐惊伤肾,导致心阳肾不,交风肝挟包之火上心炎, 能下不于温肾,故头痛见项强,晕眩,恶心,口干冷饮喜等上热,证火心不能下, 温风寒于下,迫见则四肢温,食少便不溏,经错月

后,色黑,紫淡舌等下润寒。证总观寒甚于热 ,兼有 血瘀络之阻证 。治故温经以风息 活络,止。 痛乌用梅丸减: 乌梅 20g,加 柏 黄5,g花 菊20g,决明 石0g2平息热风,;参党 5g,附子110g 桂枝 ,1g,细辛 5g5 天麻 ,15,g温以化风寒红;花 51,g川芎1 0g活,行血止气痛。后随证前减,加共服 2药4 剂诸,症消失愈。[而文高.庸郑 统魁老中学术思想医简. 辽宁介医杂志中1985, ()8: ]4杜 勉之验经胃:痛治肝临,床为多见,但用本极方治疗痛,胃并不多,见笔者根据 阴病提纲厥气上撞“、心中心热疼”的示启用本,方治疗痛,胃效疗颇。古人佳谓“ 心”多指胃中,中本既可治“方中疼心”热, 也治可中灼胃痛盖厥,经脉阴挟胃,贯膈, 若肝逆,横必乘犯土,厥气太胃盛即为化火循经上而,故扰中灼胃。痛叶天士清说 “肝:厥藏气乘胃入,膈,阳明经致失脉” 和又,说 :“阴顺厥乘明、胃阳久土,伤肝 木愈,横法当酸两和辛阴体厥用” 。可见厥与阳明的病阴理系非关密切。本常为方辛苦通 降泄,肝和的胃平治方剂方,中用乌重酸梅息收风平木,制以其所不胜;参归甘温 补养气而安血宫中,扶以达邪;正连味苦柏降,能泻以心厥(心包阴)滋肾滋(水涵 木); 辛、桂、椒姜、附、辛味能散以温,中寒止痛。胃散宜降则和,通为补,苦与以 合辛,能降能通,辛以胜酸泻,木而肝敛阴不邪寒,并温用攻,兼补,用施虚实于 并见热寒杂的错痛胃颇相,应适 戴某。男性,,84 岁19。3 6年 6 1月7日初 。患者诊胃痛 3年 ,余因近劳操过,度复 寒邪感胃痛,然突发作服,柴胡肝散疏等中药物无西效而院。诊见入色 面白, 情表苦痛呈急,病面性,容胃脘痛灼按拒,胸胁肩背放向,射恶发热,寒干微渴口呕 ,食吐残渣物纳呆,,后作食胀四肢不温,,便溏黄,溺淡苔舌中白稍心黄,沉弦, 脉此肝为气犯胃病情,热错杂,治宜苦寒辛通降,肝泄和,选胃乌用丸梅减。加方: 处乌 梅1g5,川 5椒g当,归尾6 ,白芍g9 ,g川黄 3g连桂枝, g5,辛 1细5.g,川楝子9 g, 附 3子,g肉 桂3g黄,柏 g5党参, 9,g水服煎,每 1日 剂服药 1。剂后 减呕止,寒痛热亦罢,连 服3剂, 症诸失,若痊出院。 愈会体胃痛 肝,是治临床用常法之治,对肝一郁肝寒胃及尤痛必要为,一使般用疏肝理气之 如柴剂疏胡散肝均能取等,效但邪对陷阴,病情厥虚并实见寒热杂错者 颇感,棘手 ,笔者从阴着厥论眼,治 以本投方 屡见,效奇。 [杜之勉. 运乌用丸验案梅. 江中医西药,190(8)4 :14 尤松鑫]经:一验认般乌为丸梅治所的寒热错杂证是指膈有热间、中有肠的上寒热下 寒证,方

中黄、黄柏乃清连上泄热之。然尤老师认为用,论清泄若上热之功当,首

1

6

7

黄推芩山栀子,而非、连柏、,仅谓其清仅上热泄意,犹未尽缺乏说,力,服而也从 明说能不单纯从床症状表临去现解寒热错杂。尤老理师根则据久久痢泻病程特点、 病理传变的律规并综其合临常见床的症状从,机的病角度此把热寒错理解为正邪两杂 个面的方交杂并见。正,者正气之,久虚利迁延每易气伤阳伤累及脾肾而,胃肠功衰 弱能邪;,者气留恋,泻邪若经痢不愈多因内有久滞,积日久而郁热化化湿,从代现医 学言,而相于当肠道中痢的疾菌、大杆肠菌杆等窃居日,久致导道功能紊乱肠虚衰、。如此邪实正虚,病 复杂,治情疗也棘手,故较导泻痢缠致绵愈。难慢性 久利气已虚,正气未尽,邪其疗治专如清事导化则滞伤其徒,正一如味扶 正涩则固邪碍恋,积唯正扶邪是其祛治正乌,丸梅于甚为熨贴此尤师。析该方分药:用 、姜附椒、、桂属温之补脾肾振奋中阳、;党、当参调气归血和因;利正虚易久大 便致脱滑禁不,故酸敛有乌之梅肠固脱。此涩扶其为。正邪祛则有对泻有痢殊治特疗作 的连、柏,清用化湿肠。观全方,温综清补,敛扶祛正,于久痢虚实夹邪杂者方证 合拍 至于连。柏、痢,古代治医学文献有记早载,《如金要方》载治千热方 2痢4 ,首 其中用连黄者 1达 方,载治7冷痢方 28 首,其用中黄连者 1达 5方。现代理药究研表 也:明、连柏含所的檗小碱对贺志氏、福、氏宋内痢疾氏杆等菌多种道致肠菌病有明显的抗 菌炎消用。古作今文均肯定了献、柏为连治痢特的效药,物以尤老所指出,师 管连尽柏、寒苦克可脾阳伐,通过与大队温但中散药寒的伍,配则扬可其菌杀止以痢 除病驱邪之。长外此他,分析了还、柏连与温辛寒药散配伍综的合用。其一,效梅丸 乌中方温阳之寒药散子、附辛细、干、姜枝桂、椒蜀均大辛大热之为品药,燥烈,性药力 峻,猛伍药性与配相反的之苦寒药可制其辛则温烈燥性,之使药不力偏有损过其阴或 药不入,真拒王淼如《汉方达简》义说:所 “脏因寒而遽以辛热,恐投拒而不,纳 借以为故反”佐 ,所谓“亦因主药其之而偏监为之制”之意,从而使用组二物的药用作相互制 约、互协调。相二,其连柏、苦味与姜、等辛味附和,苦辛合降,通顺开气,病健胃和 中,以可调肠胃整的消化能,功有利则慢性于久患痢者肠胃功的恢复能。 老师尤乌从丸扶梅祛正邪立阐论明了治其泻久久的作用机制,并以此指痢治导 诸多慢疗泻痢的临床实践。其性久利,治迁以延经,久复不反愈,正气已伤邪气未、尽 之虚实夹

杂证为主对要。正虚象以便大溏稀腹痛隐隐,腹,中响,鸣或冷感,喜于有 揉按暖熨,肢脉冷迟为见等;邪症实抓则住滞不下爽,而欠畅,泻有重感,大后内便夹 黏或冻液黏,胀腹呆纳苔,等要腻点兼。有上热者黄加芩久痢便,中夹有白黏冻胶 加阿者珠胶、芍;脾胃气虚明显白者芡实加山、药利下不爽,或腹痛;甚而泻泄,泻后 减,为内夹积痛,滞山加、神曲、楂槟榔以等消。 导息休痢 杨某男,4,6 岁。1988 年0 1月25 日诊初。急菌痢性经治未愈痊恙

,1

86

梅乌

丸延半年屡,屡止发。近最因差出累劳诱致痢疾作发,痢下稀清,夹白有色冻,黏痢 不而,爽行日 ~3 2,腹次隐部冷痛隐,感后重稍,食纳可尚,疲乏力神,四欠温肢,舌 质淡薄腻苔,脉。证属脾虚细热留恋。药用湿炙乌梅 :3,g辛细2g ,淡片、淡附姜、 干桂枝、黄炙连各3g ,柏黄当归、、芍、阿白珠胶焦山、楂 1各g。日服0 剂。111 月11 复日诊腹,已解痛下痢得,止,便大形,成力精渐充。后曾以多次因劳有累度或饮过 不食慎诱作痢,疾予乌梅方丸加减疗,治随随愈。 按 “休息痢服多因兜住太,积早尽不,或除痢因而愈善调不理以,致时作止时”。 《证(治绳准卷六》 · 。本例即因)急性菌痢治而失转慢性为休息,痢胃脾气已伤阳肠,府 余邪除,未虚实杂而夹脾以胃寒虚主为投。以梅丸乌温敛清、补正扶邪祛加白,芍 、胶珠阿合当以归养和血,阴血柔品之其大寒克大刚热之性烈加焦;山楂胃消和导助以运 。化全酸甘苦方辛通降剂合,用慢治性休痢息而霍能然释。 慢性病结肠 炎某,孟女1,6 。19岁58 年 01 月 2 5初日。诊慢性泻病泄历年余 近来,便大时作泄,溏如鹜溏,状夹内色白液黏,有稍饮不食即慎发诱便泻大次数显 著下增加,腹隐脘,痛有鸣响,且谷不香纳,时有痛头,面萎色黄无,舌苔薄华,脉腻细 。年同 9月 15 作下日消道化镜检内查提示,:为性慢结炎、肠直肠肉。辨证息属 脾湿虚盛、健失运,拟司参白术散合苓痛要方加泻:减炒术、茯苓白薏、苡、白仁豆扁、炒 芍白炒、风、防葛、根诃子各 1g0陈,皮、香木各 g5,服 日 剂111 。 月 1日诊二:诸 症无显进退,便泻不止,夹杂明多量黏液腹痛喜温,按详。审前所投医之,均为药运脾渗湿之品 ,改弦易辙,仿乌遂梅意出丸:乌入、干姜梅各3g,淡附片 陈、皮木、香各 5 g,连黄2 g党,、炒参芍、炒白术白茯、苓、苡仁薏诃子、扁、豆各 10g,日 1 剂。11 月服 8日三诊 :腹基本泻控,制痛腹释,缓便软大成形,未见能黏液,继原守方 调理善后 。 患者按性慢泻腹延及年,余腹痛响鸣,湿较著,故先投脾脾运

渗湿疏肝、中 调方,然药不效奏遂不。前拘,从温法中焦虚寒、清除散中肠余邪着,手试乌梅丸投,原方 参涩入肠、温中、益气乌梅、之姜附、、参,因党其寒较著,中轻故取黄 2连。 历年宿疾,g竟 不期能愈而。 [过峰伟.尤 松副鑫教授乌梅用治久丸的经痢验. 宁中辽医 志,1杂899(1)1 3]:蒋健 经验乌:梅适丸证的应辨有以下体会:别①痛同时兼有大便腹异常,其病尤 较程长者腹。常痛脐周或少在腹部程,轻度可者仅表为腹部不现,适便异常大 1以日 数次腹泻居多的或大,松散便成行,或便不血或便脓血,或,黏液、带黏冻或腹泻 与便,交秘替,或便大少而反难,多有急后里重(即感便解大净不感的觉)。 在①②基 础上的有热并寒存征象的其寒。象可以是苔色白白腻,或寒恶风畏,寒肠冷,腹痛喜 温胃按喜,包括平怕素、冷寒或食受冷症则加重状体等质诱因方、面因的。热素可象

196

是发或有发热感,热腹脘有热感,口臭灼口,苦口干,,质舌,苔色黄红尤,大便 其有黏带、液黏也可冻以解为理肠有道,何以知热之《金匮要?略》“五脏 风积寒病聚脉证并治第十一 中指”;出“ 热有,者肠便。垢”肠垢即 肠的黏中液垢腻包,括脓血均,是 道肠热有的表。现重的是,辨别要热寒的现可表以“见但症便是,不必悉具” 。一 ③如正柯伯所云,观韵其药用,景仲此方“为厥阴诸证之法”本 ,“与诸 符症合岂,吐 止蛔症耶一”。 谓“所诸症”,不仅者吐蛔,仅腹不大痛便异常,凡“喉咽如利不” 咽“ 中痛者”之类阴证厥现均表。是掌握以上领要,运用梅乌庶几丸差矣。无[蒋健 .乌梅丸临床运 用挥. 发中外健文康,2摘0085,()4: 18]4 保银经验苏笔:据多年者床观察,临代医现学脑血管中头性痛,胆道患(疾道 蛔胆虫和并感发,急染慢胆囊性炎胆,囊后术合综)征 ,性胃慢,细菌性痢炎疾,慢性 结肠,过敏性紫癜炎不,原因发明热,神经能症等官疾病,见多中黄燥,舌边滑苔白 运用。乌梅丸裁诊化治疗,较效意满 。《笔方鉴》医“舌者心之 苗凡病俱现,舌,能辨其于色,证自然显。尖舌主,心 中舌主脾胃舌边主,肝胆,舌主肾根” 。中黄舌燥主脾,胃实热。边舌滑白厥阴之邪主,因 厥与阴少阳相表里,禀木而寄风相,下连火寒水为乙癸,同源;上接火,心子成母 应。具有相尽阴生极阳而返复特的,性入邪阴厥往,使往种这生理状况到受破,坏 以至包心火炎上之则为,;火热不达下能温不水肾以涵肝养木为下寒而于是,成上热 下形寒,热错寒之杂。在证伤寒《相秘舌法》记载中“舌见中,而黄外白者,邪乃在 内

而非外,在上而邪” 。清下何元·长著伤《辨寒类 “舌见四周白,中有黄》必,烦渴作 ,呕之吐”症 与。梅丸乌有相似症之(处消渴气上,撞心,中疼热心,而饥不欲,食食 则蚘吐下之,,不止利 。)广州中学院医教研编《中组诊医学断义讲 “》兼舌黄苔黑,白苔 杂黑见,中黄或燥白边,或滑尖干润,都根是病,合并病寒,热不之和”候 由。可此 :见观本综苔病的变乌与梅证病丸寒热机存并,实虚杂夹点特基相同本。从 舌中的燥黄,边舌滑白灵活药选。按《碥医》谓“热并寒者用因,其寒人热之邪 杂夹内于不,不得用寒夹杂之热”剂 寓。温一寒方相反相成,以,纠正热寒两极的 异,恢复变和。冲从中舌黄燥分的面部积较,大提示热邪越重(重寒热轻) ,此于乌梅 对中丸附片、去辛细桂枝、加茵,陈栀子。舌边白、滑积面大,提示厥较之邪阴较(盛 重寒热) 轻,于乌梅中去黄柏丸,加重片剂量,并附投入干姜吴茱、;正萸气者改用红 参虚便秘;通不去柏,黄大加;黄明不原发热去黄连因加胡柴黄芩。一般、服后药, 中舌燥缩小黄边白滑苔,现淡红呈润泽逐,渐为正转常苔舌全。症身状同时减轻也,或消失。 胁痛张某 ,,60 女岁。患者 1于789年做 囊切胆术后,常除胁胀痛右在大理 ,某医院州诊断为“胆术后综囊合征” ,处以补理液炎抗痉解均未,收效,医投前疏理肝

17

0

梅之品虽气得小,但未能效阻其止发,邀余作诊,治见:症舌中燥黄(积较面)大边 滑白,右苔胁隐痛胀,痛剧则放于射肩,伴背四肢冷厥腹胀,呆,嗳纳矢气气,口苦 干,渴咽热欲,大便 饮4 日未,解小便,脉黄细弦。本先病病胆于,病于后肝,致肝 导不疏气,少之气阳不,宣起寒引夹杂证。热以法和肝利胆调,阴和,阳方乌梅以合 丸金子散铃化。裁乌梅 0g,2片附 3g0(先煎3 小时) 炮姜,15g ,枝 桂21g苏,参条 20,g黄连 5g, 黄大(后下6g),川 椒2,川g楝子 0g,延2胡索 0g,2白杭芍2 5,g木香9g ,郁 2金5,鸡内金g 10g茵,陈25 ,1 剂,服药g后,舌中见黄稍减燥,边少滑白苔呈 淡现润红,大泽已便,通胁减轻痛食,欲渐。守上增去大方、茵黄、陈川椒加,柏 12黄g ,钱草 3金g0威灵仙 2,0g,2剂 。复诊服后,:转正常舌,乃此已中药,守上方继服病 2剂,随半年访再未复发[苏。银保.试 探梅乌证丸的苔舌病. 云变中南医志,1杂98 54) (38: ]国樑经验范胆胀病:指是胆腑气通降机失常所起引的以胁右胀或伴痛恶见、心呕 为吐要主临床现表的种一证。病当于相医西学慢的胆囊性、胆炎症石。教授范则为认 :胆胀病发病表现为虽“痛疼拒按”实象,

等但其病机因情多不志,畅肝失泄,胆气 升发疏限受胆,汁泄障碍而发排病,因或饮不食节劳,过度倦,脾胃使能功受损升, 降失常胆,气不升,气不胃,胆胃不降而发和,究其本是先有根因外内因、伤肝损胆、 脾、,脏而发为该病。后其性病虚属,但其症又中见痰热可血、瘀之象。脾胃功受损能 则化运司失 ,津代水障谢碍则“ 痰湿内”生 ,瘀、血湿痰久日则生热,往内往实虚挟杂, 热寒并,故行治上立疗经温通降法,以乌丸梅加减治疗取,得意满疗效。梅乌 51g ,椒 5g,干川 姜51g,细 5辛g桂, 15g,黄枝 6g柏当归 ,1g,5子附 01g姜,黄15g ,白鲜皮 51g生晒参, 1g,5煎水日 1 服,剂晚早服各1 次。中重用乌梅方平酸肝经入,纳气 肝补阴当;性温归入,养血肝通;络椒、细川辛亦性温温,脏祛寒,辛细交上通,下领 诸环药转身周调,血,气通脉络以运其枢干;苦温补姜阳脾令阴阳和;,人参甘寒,益 中之脾,阴乌与相配,梅甘化阴,酸当归合与用,补养气血黄;连黄柏、苦清上 热寒,温寒下,时亦可去同姜、之燥附之烈;附子性入暖水肾,以脏固其。根方全诸 药配,味伍酸备焦苦甘性,兼调补助,寒益热并治,邪正兼。顾在辨治药用,上症见若痰 较湿可加胆南显 星1~250g白,子芥1 0g;瘀若血较可予酒著黄大 ~53g 瘀通行络。 方中川椒量用 应~26,g用量不过大宜否则,会手、有尖麻木之感足,停药后但可 行自消除 乌。丸梅本是治蛔疗的首选方厥剂应,用本于,病是其因具“辛苦酸有甘同用寒, 并热行,血气兼顾,和肝调脾扶,正祛邪的”点特胆胀。患因者腑失职胆,汁排泄 失胆常,化功消不畅,脾胃能虚,若予太温剂则伤燥更及,故甚治中在疗辛温行之品 中配以气甘“寒养、酸甘化阴”阴之品,取以之所用,避其短,所故可疾病愈、使体

17机1

。代现究研明乌梅丸能表有效改胆汁变的 Hp 值使,趋其酸促使胆囊收并,扩张缩奥狄 约括肌,速加汁胆泄排。中黄方、黄连柏为广谱抗药,对有菌效制控道胆感染 ,消除炎效果显著。 张症某,男4, 岁2干,部右胁胀痛, 月2,余进后食胀不适,胃差纳晨,起呕, 干乏力畏寒,大稀便,舌质紫暗苔,白腻厚查,体可见俞穴胆痛阳压性B, 超示显胆:囊壁粗 ,糙壁囊 厚.3c0,诊断:胆m病。处胀方:梅乌 15g细,辛6g ,川 椒g3,枝桂 15,黄g柏 51,黄连g15 g,归 当10g,黄姜15g,附子 10g, 白皮鲜15 ,日g 1,早剂晚 2 次服分服。4 剂后呕症状消失,胃胀干减,但轻觉胸中自及呼吸时亦热,且足 尖麻手木,感原去附子方,川椒改1g,继服 6 剂 ,状症本基消,失查 B 复超:囊壁光 胆,壁滑

厚 0.c2m继服, 01 ,随访剂2 年 未发。[李磊复,范,魏哲柏,等翠.范国 樑教授运用 乌丸治疗胆胀梅经验病 长春中医.学院学,2报00,1713)(: 0]1

经、医典

案维武屏医案 虚哮 某王,女,6 3。岁于 1998年 1 2月 0 1就诊。患者既日往支气有管哮喘史 病 年8 每,气候逢化或情变绪动波诱发,肤过皮原敏试验性阴现。日口每服强松的20mg 已 半年,量即复减。其间发间断吸入曾沙丁胺醇雾气。剂次因此凉受感后哮喘加剧冒。症 喘憋见不,平能,卧痰黄白咳兼相气短,动,则出,汗烦心口苦口,唇绀发腰膝, 软酸四,厥冷,肢便大干,二结日行未小便调,舌质暗,,苔红薄黄脉,弦略数。细武 教授为,认此病本为标虚实(以本虚为) 主虚实,错杂,热寒互。辨证属结于哮虚激 素(依赖哮型喘 ,)肝肾阴虚肺,不固,外卫风引内动,内外相邪,风痰上合扰,痰互瘀阻 治疗。予乌梅丸加减调补以阴阳血气,风活血祛化。痰药方下:如乌 1梅5,当g 10g归赤白,各芍 1g0,太参 子5g,1辛 细g,桂枝36 g,目椒 1g0炙麻黄, 6,制g片附6 g,黄芩 10g黄柏 6g,枳实, 01。服g 6药 后,喘憋剂减,痰色变白轻咳出,易大便 已畅,通 守上减方黄去、 枳芩,实加 黄用芪15g 、 苏子梗紫 各1g,0同 时强的减 松mg。 75 剂,诸症后明显均轻,继以减方上进退约3 个后月强的,全部松掉撤,病稳定情 随访,半,年未再发。 体会 乌梅丸复出《自伤寒》论, 治为厥阴疗病一首的名。阴方阳错杂与气内动 风是阴厥主证的统病一机。患者该素哮喘病有多史,年肺已气伤加;之应用素激纯阳 等品,更易耗之气阴伤。肝肾虚阴,风内伏虚肺;卫不固外邪易侵,,外内相合,痰 挟上扰,钟而鸣。虚实错摇杂寒,热结是互本的突病表现出其病,机点特厥阴主与证 正吻相。合以故梅丸标乌本兼,顾热同施,阴阳寒治并气血,双调。炙麻加黄、附、

17子2

梅丸

细乌为伍辛表里同,,治肾散寒,温助阳表。解赤白加、枳芍等以柔肝实血活,理气降 逆。诸合用,使外邪药解,得内风得灭,表得卫固,浊痰化,得络肺得,通机得枢利 肺复清虚,呼,自吸如,激素故得减哮,得愈。[崔喘红,牛生霞常 武.维屏治支气辨管哮 经验喘隅举. 北中医药京大学学,报201,0246( :)66 ]光段医案周高血 压 凡寒见热杂错、寒虚见,左并为难右证之,多厥从分阴。析根据同的不病证借用 ,梅丸乌证随裁,收到较满意化的效疗,个对人很启发。有临常以参、证、梅姜、连四作药基础 减,加偏寒加附子肉、;偏桂热黄加芩、花天;脾胃气粉加山药、虚芡、实莲米、 芽谷,或配中补益;气肝阴虚则加生胃地

黄、芍、白麦、冬牡蛎等总之不可,守死方。 黄某,男成,9 1,1岁799年 8 月 1 9日初 。诊主头昏头痛、诉伴失 眠1年 。西医余 检:血查压波,动高达最 6011/0mm0g,H余其一切正。常头痛以后侧右胀为痛甚与,学习紧张有 ,关活动后昏头痛轻减。夜不寐能(晚睡 2每~ 3时) 小,多易梦醒善忘, 汗,多食饮、二均便,可唇淡舌,苔薄白红,脉润象沉,缓两较弱尺,曾平服肝阳潜中药多 剂无。效时诊当: 断头痛肝肾阳气不足,阴浊逆。上乌梅丸辛仿化阳、酸甘甘 阴化,法药用泡参:18g,乌 梅12g ,附片1 2,黄g 芪81g白术,1 0g,苓茯 15,白芍g 18g,牡 蛎30g甘, 3g。草服药6 剂,眠睡有大好(每晚可转 5~睡6 时)小 梦,亦少减 不易惊醒,,昏头大痛减又宗上法加减,再进 ,01剂 ,诸症愈,随访至痊今常正 体。 此案偏虚寒,会故用子汤附乌梅合丸。法西医血压症高,般一属多中肝医阳 亢,上肝潜阳是常法。平但此两尺例弱,脉系下焦显气阳足,不“ 虚阳内寒生 ”浊, 随肝气上阴,逆清阳受,而致头阻痛失眠。若不附子以阳治本,则浊温阴终不得或降降而 复升另。外,据临床会体乌梅,白、、芍牡三蛎药同,治用疗阴肝不,虚足上浮 之阳枢中神经能功紊乱有效取。其柔缓肝,镇急浮阳。纳需善但于配,如本例伍配附 子,汤阴阳有济、相本标治之义。同[光段.周 学用仲景乌梅丸的体.会 成中都医院学学 报198,02():49 ]段光医案 周缩性萎炎胃苏某,女,4 8岁 1978, 9年月 21日 初。主诉诊胃痛嗳气 1、0余 。年医多次 检西为查“胃溃疡”, 1975年 经某医纤院维检确镜为“诊缩性胃炎” “食萎管憩” 室, 方治多无疗效现证胃。胀脘痛,嗳气,常食进则感食有物管阻梗面色。无,形体华瘦,消食欲不 振身倦,乏力口苦,口,干酸喜口,糜烂,舌便大结,燥红少苔,脉沉舌细 。时诊断当胃痛:胃肝虚。拟滋阴养胃,肝佐健以。药脾:用梅 乌5g1,白 1芍8,山药 g1g8,芽 谷0g3,楂 18g山,五味子10 ,g建曲15g 薏,仁 1苡5g生地, 黄12g黄连, 3g ,甘 3草。g药 服4 ,食欲剂增加胃脘,痛减胀轻,宗仍法上或加沙参、麦冬增,养强,阴 或半夏、陈加皮行降滞,逆加粉葛或黄芪、升益阳气,连治续疗 3个月, 基痊本。愈

173

会体此 阴虚案,无当异议。养阴但之,有法甘寒生、津滋养肾阴、酸甘阴、 苦化坚阴之以不。欲用酸甘同阴,化者患有喜常之酸点特与建,中汤病喜甘人理。同 中集大方队酸,药投其以所喜养,补阴酸,味黄连一意,在阴坚胃,健但宜少只用又; 乌大梅入酸生津肝胃养,芍白养阴肝缓柔止痛,山楂急消化瘀食,味子兼滋肾五,水

虽同是药,而同中酸异有临,证可不知。[段光周不.学 仲用乌景丸的体会梅.成都中 医院学学报19,0(82): 49 段]光周案医慢性结 炎 廖某肠,,3男1岁, 87 年 12月 18 初日诊主诉腹。痛,腹泻半余年患者从 。978 1年3 月开 始左腹下胀痛痛、即解。便当时身尚壮体,未在予,延至意8 月 腹,泻痛有增 无,减每日次两便带黏液,,感后重。化且验大,脓球便红、细胞许,少见吞查噬细胞, 医诊西“结为肠炎”。 其察舌红苔黄,脉弦厚细力。有当时证: 辨泄脾虚肝泻 郁陷气拟,和胃调肝郁法。解仿减乌味梅丸:泡参1 g,乌2 梅12,白g 1芍5g,连黄 3g, 姜 炮0g1,谷芽 24g建, 曲8g,粉葛 12g1槟, 榔21,苍术 g10g茯, 苓1g,泽2泻15 , g服药 剂3腹痛,、胀便泻好转,仍本均方上后加入先香木、枳、厚实朴、山楂、当、 桂归枝、芩、鸦黄子胆等服至, 1 剂诸5悉证解缓。惟持久不停,药有复则趋发势,乃此 去湿虚脾之,象以补中复气益柴芍、君数剂六善后至,未今发 。体会此案 寒热杂错偏实而,故攻以邪主。为 内《经曰》:“邪 盛气实,精气夺 则虚。 则”临辨证虚实,可不凭病程长单短而,应定当全衡量面。例此患腹者泻半年虽有 余,形体但为大衰,且腹痛后不,重弦细脉力有故,导用和血而病减,后以调补脾滞 胃愈治。段光周[ .学用仲乌梅景丸体会的.成都 中学院医学,报98102( :)49] 亦人医陈 食案已即吐案 某,江女22,岁 1。984年 月 22 3日初诊。饭后吐已呕 1 余年自。患云病以来,常喜稀食 ,然食已即吐,若进食,硬则渴口思,水水罢饮与食物同一吐出,后又吐 杂饥渴嘈时。作鸣,大便稀溏肠日一行二经。西用及化药痰逆中药降治疗,偶尔减轻等, 又旋如。舌故质偏苔红少,脉细。证候为颇复杂,食已即吐然,杂饥渴,嘈胃热无属 疑嘈;杂饥渴乃,虚之中象舌;红少,苔为吐后阴伤此非厥,病提阴证乎纲当?与乌梅 丸裁化乌梅肉 。01,白g 芍1g0黄, 3g,连石膏生15g 炒,椒川3g, 姜干3 ,g潞 党 1参g0炙甘, 草3,制g半 1夏0。药g进 5剂 嘈杂、,渴口明显转好,食已少作不吐。原 方去膏,加石麦冬12 g续服 。1 余0,病遂告剂。愈体 《会寒论伤32》 6条:“厥 阴之为病消,,气渴撞上心,中心热,饥而不欲 疼食食则吐蛔,,之下不利止。” 丹波元坚注云:“ 厥病,里虚阴而热寒错相是也……证 其证也为,消渴,气撞心,心中疼上热饥而不欲食,上,热之也;食证则蛔,吐之 利下不者,止下寒证也。 之 ”“治法故温以兼施凉主为如乌,丸,梅为实对其方 。”方寒

1该47

梅丸

乌补泻热用合以乌,为主梅,药其养作用阴不可忽,视

,且证可临据根情病热寒轻, 以增减方中重热寒药物。本案见所诸,乃胃证热虚,胃中阴伤,已故乌以梅白芍合黄 、连苦酸热泻;甘合酸草甘阴;石膏化清生热津;椒姜与参、、相伍草辛甘,阳化,温中益气 半夏降逆止;。再呕诊胃热时轻减故去大,寒石膏之,加麦冬以强增养阴功 之。效黄[胜.光 亦人陈师运老经方治验用三则 辽.宁医中志,杂185(1) :93] 2杨一志医 厥阴呕吐案孙 ,女性,52 某岁因。子宫颈癌而术,术手呕后不能吐食 已5 天。得患者头痛诊目 ,耳眩鸣苦,心中疼热,呕吐口涎,沫不得入食渴不,饮欲大,先泄便后而,闭小便短黄 ,唇暗,舌红边苔白中,脉黄不数。弦认病为厥阴,在热寒夹杂肝风扰,胃 ,胃肝和。治不泄宜肝胃,平和调热寒。以处乌梅丸减加:乌 梅0g,川1连黄6g 花椒,3g 西,党 1参0,当归g8 g,黄柏5g ,干 姜3,g石赭15 ,g陈 5皮,g竹茹5g 水煎,。服1 剂呕即止吐,涎减沫少能,进食,饮心疼热中减亦腑气,得行,下并虫蛔1 ,条但仍 口溺黄苦脉细弦,苔黄,舌质红。知胃其渐降,气肝而胃阴伤,余未清,再邪守原方 去椒、赭石,加玉花、竹参丹4。剂 后症诸转好,但间夜腹觉部热灼大,便结脉 ,弦,此细肝胃乃和而渐气未复,阴以党再、参白芍麦、、玉冬、丹竹参火、仁、甘 草等,麻气滋阴益肝。柔4 后剂诸症减,大精食神均大欲进步有呕吐,再未作。 体 乌梅丸会对厥阴寒错热杂所致之热厥往,来腹胃痛疼呕,下利,以吐及厥 蛔漏诸崩病证,常收可显著到果效。案见本吐呕沫涎且头痛又,似属厥阴茱萸汤吴证,但 为肝寒浊彼气循经逆上,纯寒无,热尚面有肢冷白,淡口不渴舌,白滑苔,便小 长清诸,症 本案之寒和热错杂大不同相。 杨[国扶.杨 志一老医临中床经选验录 .江医西药 ,9108(3 )27] 熊明:医案 呕峰闭关案格 某,男周,66 ,务农岁。916 年 84 月1 5日初诊1。周前 恶发热寒无,,汗咳吐 白痰,身头俱痛就诊而于地卫生当。医所生拟诊感为冒予服。司阿林、匹生素(抗药名不 详)类。服之后全药微微身出汗,寒身热稍减。翌晨痛,热寒起,又体悉通, 痛嗽咳胸,遂痛诊于二当卫生所,地生医按感重理处,注复方肌氨基林 2比支 ,药中1 剂嘱,回家药吃察观次。,寒热日顿除身,痛悉,减汗惟出止,不食则呕饮神情,恍惚,手 足冷,厥大小闭,便诊急于地卫生当,所医生予输以液疗,法口参服附汤等药 。3 日后汗,渐止出,症余依然,遂诊就于熊老患。者精萎神顿,频呕频,逆干欲饮口,饮则呕逆, 手足微,舌冷少红,脉细数苔无;又询力患者小及便点滴而,下大 便 日5 未。行

查得温 体63.℃,脉2 搏0 次/9钟,分吸呼1 5/次钟分,血 压01./87Pk,白细a 胞数 81×09/,中L性 0%7,淋巴3 0;超%波无声异常发现。电心提图示左室:电低压 小便检。:查蛋白(-),白细 胞少许。脉症合参疏案,下:如由病感,理应汗散外迭

71

5

经表发已犯过,汗禁。 《伤寒论之有桂枝》附加子治漏汗之明训。高然年躯之气,血俱 衰汗,过多,出阴阳两。夺心主血,多汗汗亡则,液心亦宫虚;物万资于秉土谷, 气外亡,胃亦劫,津虚心燥,胃气上火冲发渴饮呕逆;阴盛为下于,化不气及故便, 闭溲癃阴。阳拒呈之势,格火现对水垒局,之之此谓关者也。目下议格治,宜热寒调并 阴,两和阳。厥仿之阴梅乌加丸治减。药之乌用、生梅白芍、斛、木石瓜各 15g,连黄、干 姜 6g,各香沉后() 、下川椒炭 5g各附片, 1g(先0) 煎赭, 30g石(煎先 ,肉)粉 3g(冲服)桂,2 剂。以嘱火文煎,浓频频呷。之另吴用萸 10茱g,片冰2g 末碾,清蛋 敷双调涌足泉穴。二诊: 呕已止,吐渴饮亦减,便二渐,通能进少汤量糊饮料之。但类者患依神旧 情漠淡,短气言,懒淡红少舌苔,脉缓细力无熊老认。为患,者阴阳和已关格已通,。 惟老弱之躯屡遭创重气,阴待复。施与味地黄汤加麦焦楂山、曲神生姜、大、等枣,5 剂后。嘱饮善清食淡静心,养。后访患者调服上后药,出未月半安。而体会 关 格一,临症并床鲜不。本见患者病例外起感,汗因不如法致而汗漏年。 迈弱体,正气本。漏虚汗阳亡阴阳两,,失不配阴,阳上下阻格酿,关为。焦老格 用巧梅乌增损丸,寒热调并,阴两和阳;用又茱吴萸冰片、末为敷外涌穴,泉从阴阳引 ,龙导归,海 遂闭呕关之格危症愈,获若 非高,手断难 此。 臻段[伯. 熊明焰峰临证拾粹. 湖中医杂北,志989(14 :6) ]边谦医自 案久误泻挽逆案 杨治,男某50 岁,1。87 9年 月 45 日初。诊自述 于 年前就3不明原因有腹泻的 大,稀,便季为重,春日 每2~ 3,次曾多就医处经。肠结检查镜钡灌肠及视,诊断透为 非特异性溃性疡肠炎。结经中、用西药治皆无疗显明效疗近 2。个 来,腹泻更月甚 ,到夜每半丑时子,胀腹腹、,腹中痛鸣雷,继则便,欲急登忙,稍缓则有厕不之及,势 下稀溏之泻后得缓,便候又稍便至,明必天 3~4行 。次患者有疑癌变精神紧张,,夜 入难,眠日昏沉昼食,纳佳,欠不愿饥食。舌淡红、苔稍腻,白弦脉遂予。疏健脾肝 之痛要泻加减,用药方10 剂, 毫效无验。予又苓白参术散四合丸神,脾健利湿,阳 温散治寒之再,服 5 。剂但无效,且非又感满,胸灼热不,适心躁中烦,腹腹胀痛重加 ,自

觉有上气,攻口干口、苦恶、,干心,手哕发足。冷舌红、苔白腻,脉淡沉弦细。 析,之合发病之时间结用,药后之情,思悟为况在病阴厥寒,热胜之证。复易遂仲 景乌丸梅减:乌加梅1 5,白g芍黄、柏当、归各1 g2干姜,黄、连、子附、党参柴、胡 1各g,0辛、肉细桂 5各g,川椒 g3生姜 3 ,片,大 5枣 枚水。煎。用服 药5剂 后,痛 胀减腹轻腹,泻次减数。上少先后加方共服 2减 剂5诸,消除。症再结肠经检镜,溃疡 查基面本合。愈为其善,给予乌后梅成药口丸服,以固巩效。疗病至愈未今再发复 。体 会本案详加辨,发现证以发往病木旺在春,之现泻甚在又子厥丑阴肝所主

17经6

丸梅之时

胸,中气闷,热烦干,哕气上撞有心之感,伴饥欲不食,肢厥冷四实属,阴下厥 利证。之在厥阴病寒热复,胜实并虚,存故治当疗热寒进,并泻并用。方选补乌梅丸 加柴胡、芍白,在寒热旨并,疏用柔阴厥健,脾助。故运能收寒消热退、利止泻诸、 除证佳效之[。自谦边 久.误泻治逆挽析案 .浙江医中杂,1志949(2):63] 张承 医案烈妊 娠吐呕沫涎郭 某女,,62岁 于 2,060 11年月 3 就诊。停日经4 个,B 超月示宫内提孕。 诊就时患时者感恶心不时,口吐涎沫随身,携带黑色料塑一只以袋呕备吐用之,需并日换 3 次不思。食饮神倦,舌,红,苔,脉白细。滑患诉其恶者呕心吐两已月,曾于 某余院医中服治药疗无效,,患要求者产引终妊止,而娠我至就诊。治处:则胎养阴安 ,酸甘生津处方:。乌梅 10,g紫梗苏 1g2酸枣,仁 1g,2冬麦1 5g,芩 黄2g,白芍 112, g麻根 苎2g,熟1黄地10g,川 断续12g, 寄桑生1 2,茯g苓1 5,菟g丝子1 g,杜仲512g , 甘草 5g炙,蒺白 藜1g,0吴茱萸6 g,海蛸 20螵g,壳枳6 ,厚朴g g6淮小,麦3 g0红 ,枣3 g,姜0夏 半1g。水0煎,每 日 剂1, 分 2次。服访:1 随周,后患者家回诊属示 患表服药 者2 剂后症,缓解状,5 后天症已消。诸体会 后血聚于孕以养胎元,冲下盛而上逆气,气胃虚弱失,和降于脾,虚弱胃 不能摄,,唾时时而涎。涎沫流属津频繁,呕吐沫必涎津致损伤液而,能载津,气《金匮 略》要: 曰吐下之余,“无定完气便是”指此伤津。气必伤然致胎元会固。不方故中重 用乌梅甘酸养,收阴止摄,并用唾吴萸茱胃化温饮,乌与梅相配,其取清温中上意之 又免乌梅,中丸附等子烈燥性, 且吴茱萸之制有之酸, 与功螵蛸共海用止起和酸胃效之 白芍;甘酸肝养并有安胎阴之;酸功仁枣强加甘养阴功效酸;紫苏梗枳壳、、朴理厚 降气,气胃降和;逆半夏和姜止呕;黄胃芩热安清胎川;断、菟续丝、桑寄子生苎、麻根 杜仲、、

熟地、黄蒺白取藜寿丸胎加,减肾补胎安茯;健苓化脾湿治,涎之多。本 患因者神精虑焦加用,麦大甘汤,宁心安神,和中枣缓急。药症相,因而符疗甚效, 佳患者以继续妊得娠。[胡 协.鸣张承 烈疗妊娠呕治涎沫验吐案则.一 江中医浙大药学 学,报0072,136) (7:4]2刘晓 医庄案巅 顶发 某男脱, 26岁。 年前发现半巅顶脱, 如发钱大铜小,后逐渐 展扩直径约 4至.cm5大, 多方投 ,内服外用医种中西药,皆多无效验刻诊:口。干燥,常欲舌饮小四,肢欠, 温无不适余,质舌,淡薄苔,脉沉弦白略。察细其服之前药中均,脱未养、化血瘀、滋阴、 补肾窠之。余臼沉思良久审为,厥阴内,阴损不足阳寒热,杂之证,即错以乌处梅丸加减 药用:乌梅、。党参 各12,黄g 6g,连归当 01,黄g柏桂枝、各 8g,首乌何 51,川g 椒3g生, 3姜 片用。:法煎日3 次前 2 次内服,,第 3次 掺以温洗水头。 内外服用管双齐下服 。 剂5后,状明显改善,症脱处发见可有毛茸萌。出再药 7 给,天

17

7

茸毛变

密粗变,患者神精旺盛要求继,服此方遂。上方予略加损增连,服3 周药。4 停月个偶遇患后,者见不原脱发来象之。体 会之 以遣用乌所梅,丸思其路是①:患脱者于发顶巅,位其乃阴肝厥经督 脉与相之处会。木燔炽,火易上最冲,故伤寒论》《“气有撞上心之”说。进思之,而 阴之气既厥上能冲心于,何尝不能上冲又头于而,致发使生部头巅病变。顶 “发为之 余” 血为行,主所而,阴厥肝司之藏血能功,与同肾一出,故源治者肝益于生发有。② 案脱此兼见发口、干欠肢,温病虽简象,不单却纯。其中阴有阳,有有寒有,热为错互 于杂一体乌。丸梅寒乃并用热之方,投名之以治,颇为当恰③。中方去子、细辛附 干、姜,是虑其燥太过温恐,伤血,加阴生乃姜助性走上药之力配,何乌则是藉首养其血 生发之功。[专晓刘. 乌庄梅丸巅治脱顶发. 四中医,川19901(2) :1] 姜4兴医俊 久热案退 不文,某,2男 9岁,司。机992 年1 月3 29 会日。诊2 3前,患者天车途出中天气骤寒,衣 较单,着之加用凉水擦洗车,数身小后时现出寒、发畏、咳热嗽、咽痛等。 症某在院住医院按,上感”治疗半月无效“,温一直体波动 在37.~383.℃9清(最低 时晨37 .~33.7℃,5午后高时最 8.3~38.9℃) 7,遂于 8前转入天中心医院,市转院当天 温体达高4 .20℃查。体急见性病容热脉, 搏10 次0分,/余任无阳性体何征心电。图、X 检线和多项查化均正常验,周惟围血象嗜酸性中细粒 0胞.74×109L。/结发合、热 寒、咳畏嗽乏力,以及入、后院次夜寐中两蛔虫由喉而出的有床临现表,断诊为

嗜酸性粒 细增多胞症病因为蛔虫感,。染用经解热驱虫、抗感染等、疗治,情依病然故,如 乃于 29 日用停一西切,邀余用药中试药治。诊:患者刻卧不起,床畏较寒甚,厚双盖 尚嫌被寒冷而扪之身,灼热,手肤不凉,足觉阵并发热,阵出较甚汗,热不烦,宁口 不渴干,颜潮面,红目红赤,睛咽喉痒又(望痛色之)淡 ,干频作咳,胸不痛,腹食 无减饮,身酸浑软小便,色黄少,大量稀溏便夹有风,舌微红而泡水滑,苔腻白覆而,黄脉 滑数。断:诊感夹冒蛔证病机。:热错寒杂,阴阳混淆治。宜温清用,并阴互阳。 调用乌梅丸制方汤桂枝 :0g1制附, 10g子干,姜1 g0,细辛 01,黄g 20g连,黄柏 0g1,乌梅 2g0川, 1椒g,0参党 15g当归 10,。2g剂, 煎服水。 4月1 复诊:日药寒后热除,尽温正体常浑身,轻,松心宁绪,颜面不红,目静 赤、痛咽、痒咽和干俱失咳,小清,大便成便,形趋苔于白薄脉,象缓。渐药即效显, 方守2 剂 并,槟加、川楝子各榔 12 以驱虫g。 4月 3 日诊:患者已下床三行,自走理生活昨日,便出蛔死虫2 条舌,淡苔红薄 白脉,缓。诸症尽失濡,病已除。经停邪药观察2 ,病情日无反,复验血化正象,常 遂于4 月 5日痊 出院。愈 会体 本案既无伤寒论《》厥病阴见之,证又与梅乌原丸文方不证,符但乌梅用

178

乌梅丸

者,乃是据证丸药,选取药物功其效寒热和配伍巧。之因机寒热错杂,病故药分温 清两,风组郁表寒寒趋胃肠,药,用枝桂调营卫,散肌腠和邪;之附、干子、细辛则姜由里 达外温散气寒;热郁在,渐于表里,趋用选连黄黄、柏热,清量且附、姜与、 相辛,意等大在辛热以散大,寒必苦大大以寒热清,时发挥作同用乃,致寒热不偏, 而颇达热共寒除的;之风喉寒痹用,、附桂姜、、以温辛;目通红赤,用睛黄连有每效应 ;年男性,青久不热退适当佐,黄柏有用助退于热此,又人之经个验内有。虫疾,二诊 时逢农历三恰月,初照《按医类案名》《幼和集幼》月初成驱方虫之效说正,是 杀驱虫的虫佳时最,故机乌用梅川、椒蛔杀虫安加川,子楝槟、榔驱虫。以寒热久日,正气必伤 用,党、参归以当益血气,附子、姜干以助生阳黄连,黄柏、苦坚寒。阴总使 正充沛,寒热尽气,除虫体下亦故病速,愈。[姜兴俊 .热久不,退清温而愈— 乌梅治丸析案. 上中海医药杂志,194912)( :0]3

179

范文八:乌梅丸加减论治案例选录 投稿:熊壳壴

乌梅丸加减论治案例选录

作者:丹江游子

乌梅丸是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中治疗蛔厥证的一个及其有效的方子,这是不容置疑的实事,在该段经文之后医圣有曰:“又主久利”。其治病证虽异,然其所对病机“上热下寒,虚实夹杂”却是一样,正所谓异病同治的典范。

笔者曾用其方加减化裁辩治“久泻久利”、“蛔厥证”无不效应,不敢独享,特发出以供大家多多参考斧正。

1.久泻久利证

案一、周某,男,38岁,教师,1988年7月20日求诊。刻下:泻利不愈21年。患者16岁时患遗精滑精证年余治而不效,后遇一游医求其诊治,游医处方一剂而愈。(处方:水煎服。)该方服后遗精滑精虽止,但却泻下不止。再求游医止泻,游医却无踪影,后经多方医治暂愈。不日又患疟疾,经治半年后愈。疟疾愈,泻利复发,自此21年来,四处多方求医寻药,就是不效,偶尔效者,停药不过三日就会再复发。刻下:泻下黄汤秽浊有之,泻下水谷不化有之,泻下粘冻腥物有之,三者发无定时,时作时止,日泻三~五次不等,伴见胸脘满闷,心胸烦热,纳差食少,呕恶嗳气,腹胀小痛,腰膝酸软,周身困倦,四肢肘膝以下常常感到发凉发冷,小便或清或黄,面黄如烟熏,肢体皮肤灰褐斑条相间而见,舌红绛,苔黄厚腻,脉滑实而数,尺脉稍芤。

观其发病及治病的前后经过,先时遗精滑精,当为湿热结聚而致,治而不效者,可能是前医多施补法之故。后被游医所效,乃用泻法祛其湿热故也。遗精滑精虽愈,然其久遗滑精,必伤精元,再加久泻久利,下元愈加虚损,久虚伤阳,阳虚则寒,是以下元虚寒成也;而湿热毒邪久居患体,加之其性又缠绵难愈,岂可是一剂之药所能祛除的呀!是以湿热毒邪盘踞中上二焦,久酿成患,无从宣泄,而成上元热实之症。综观全证,脉证合参,当为“上热下寒,虚实夹杂,肝胃气滞,阳郁致厥”证。诊为久泻久利证。治宜乌梅丸合四逆散加减主之。

上方2剂。水煎服。患者服上方一剂未完,于次日见我,述说服药后约2小时腹中咕咕漉漉如雷鸣,当日泻下许多腥臭秽浊粘冻沫状之物,一个下午泻下4次后,未在行泻,自觉浑身轻松,心胸宽畅,食欲大增,当晚进食4大碗,今晨起来,颜面周身肌肤晦暗烟熏之色全部退去,那个高兴劲自不必细说。

8日后,患者再次求诊,言曰:患病多年,很是后怕,前医每每治后,即使偶有止其泻者,也不过药停三日而再犯也,是以此次停药1星期以观后效,未再发作,自感心底感激,求以丸散剂善其后也。病人之心当可理会,遂以前方化裁配以丸剂以善其后,随访至今未再复发。

2.蛔厥证

案一、朱某,女,24岁,农民,于1991年4月8日17:32求诊。刻下:腹痛时作1天。患者自昨天夜里突发腹痛,阵阵发作,于今日中午13时左右食后不久呕吐2次,每次均呕吐大小蛔虫10几根。现心烦急躁,脘腹胀痛,饮食不下,得饮即呕,伴见少腹硬痛,腰膝酸困,手脚冰凉,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很明显此乃一蛔厥证也。治以乌梅丸方加减化裁疗之。

乌梅30. 干姜10. 当归6. 细辛6. .黄连16. 黄柏6. 桂枝6.

白人参6. 炮附子6. 炒川椒5. 醋制元胡6. 炒川楝子6.

2剂。水醋各半煎煮30分钟,少量频频呷服,待腹痛止呕哕止,可按平素煎服法煎服即可。 患者服用上方30分钟后自觉腹痛呕哕消失,舒坦许多,是日一夜相安无事,天明告慰回家煎服。

范文九:第二讲关于乌梅丸与五苓散治疗疑难杂病医案的探讨 投稿:徐搊搋

中医药通报2 1 4月 0 2年第1 1卷 第 2期 6, g黄柏 6 , g当归 6 , g柴胡 1g黄芩  大便 一 日 2次 , 0, 质稀 有 黏 液 , 者  通过 学 医案 , 可 以看 到触 类 旁 通  患 就 1g法半 夏 1g生姜 6 , 参 1g  不能食 虾类食 物 , 体淡 胖 边有 齿  的东西 。今天 我们 从 医 案开 始 , 0, 0, g党 0, 舌 和  炙甘草 6 , g 陈皮 6 , g 白芍 1 g 防 风  痕 , 薄 黄 腻 , 弦 迟 。 实 验 室 检  倪诚 老 师 共 同来 讲 解 经 方 应 川 的  0, 苔 脉lg 白术 1g 木 香 6 , 腹 皮 6 。 查 提示 白细胞 偏 高 , O, 0, g大 g  嗜酸 细 胞绝 对  些 原理 。在方 剂 书 上 , 梅 丸 放  乌 3 0付 , 水煎服 。   值 62 嗜 酸 细 胞 百 分 比 3.5 ., 5 7 %  在驱 虫剂 中 , 为乌 梅 丸是 治 蛔厥  认 21 0  1年 1 月 1   1 4日j诊 : 腹水  ( 常 0 5~5 ) 正 . % 。西 医诊 断 为 嗜  的 , 是 现 在 临 床 上 蛔 虫 病 少 了 , 但  一已消 ( 腔 内未见 积液 征象 ) 血 常  酸 粒细胞 性 胃肠 炎 、 腹 , 右侧 腹 水 。王  乌梅 丸 是 否 就 没 机 会 H 了? 另 外  j 规示 : 白细胞 、 酸 细 胞 绝 对 值 在  琦教 授根 据本例 患 儿腹 痛 时 问 、 嗜 腹  将蛔虫 病 等 同 于胆 道蛔 虫 病 是 不  正 常范 围 , 嗜酸性 粒细 胞 百分 比降  泻特 征 , 证 为 脾 肾 虚 寒 肝 旺 乘  正确 的 。这 些 问题 需 要 我 们 来 拓  辨 至 77 % ( 常值 :. .0 正 05~5 ) 大  脾 , 法 是 温 肾 暖 脾 、 肝 止 痛 。 宽思路 解决 。 % , 治 泻     便 次数 一 日2次 , 质正 常 。腹 部  制方 思路 是有是 证用 是 方 , 粪 即所辨  如这个病 例 , 全世 界 文 献 中 只  彩超 示 : 腹腔 内多 发淋 巴结 。现 可  脾 肾虚 寒 , 旺 乘 脾 之 证 与 乌 梅  有 3 0例左 右 , 罕 见的病 例  典  肝 0 是 以进食 鱼类 。处 方 : 乌梅 1 g 细辛  丸 、 泻 要 方 、 柴 胡 汤 三 方证 合  型 的嗜酸 粒 细胞 性 胃肠 炎 以 胃肠  0, 痛 小 1 , 枝 6 , 参 1g 淡 附 片 6  拍 。方 中乌 梅 、 辛 、 椒 、 连 、 道 的嗜酸性 粒细 胞浸 润 、 g桂 g党 0, g 细 蜀 黄   胃肠道 水 ( 先煎 一 小 时 ) 川 椒 6 , 姜 6 , 黄柏 、 , g干 g  当归 、 参 是 典 型 的 乌梅 丸  肿增 厚 为 特 点 。 患 者 腹 痛 、 心 、 党 恶   黄连 3 , g 黄柏 6 , g 当归 6 , g 防风 6 , 中的组 成 药物 。此 外 , g  陈皮 、 白芍 、 肠 梗 阻 、 水 , 些 症 状 相当 于 一   腹 这  陈皮 6 , g 白芍 6 , 公英 1 g 草 河  防风 、 g蒲 5, 白术 , 一 个 痛 泻 要 方 。另  个 急 腹 症 的 表 现 。我 们 就 根 据 腹  是 车 6 。7付 , g 水煎 服 。  分 析 外还 用 了 柴 胡 、 半 夏 、 芩 、 法 黄 党  痛 的时 间 、 泻 的 特 点 , 辨 证 的  腹 在参 、 甘 草 , 小 柴 胡 汤 意 。所 用  时候 诊 断 它 是 脾 肾 虚 寒 , 旺 乘  炙 取 肝 三方 中 有 两个 是 《 伤寒 论》 。二  脾 。在  个方 子组 合 之 中 , 方 乌梅 丸 是首 方 。其 中小 柴 胡 汤 是 涮 理 _ 二  倪诚 : 酸 粒 细 胞 性 胃 肠 炎  诊 的 时 候 , 痛 已减 轻 了 7 % ~ 嗜 腹 0  ( G 是 一种 极 少 见 的疾 病 , a s 8 % , E ) K i. j   0 大便 由稀 便 变 软 便 , 次 由  焦 的 , 可治 腹痛 是 一 个特 点 。 同  便 其 e 在 13 r 9 7年 首 次 报 告 了 3例 E   两次 减 为 一 次 , 且 腹 水 明 显 减  学们学 《 G 而 伤寒 论》 , 时 只知道小 柴 胡  病人 。迄 今 为止 , 全世 界 文献 中报  少 。经过 治 疗 以 后 , 细 胞 、 酸  汤证是 “ 白 嗜 往来 寒热 、 胸胁 苦 满 , 默  默 告 的典 型病 例 约 3 0例 左 右 。典  细胞 绝对 值都有 不 同程 度 的 下 降。 不欲饮 食 , 0   心烦喜 呕 ” 并不 知 道小  , 型 的 E 以 胃肠 道 的 嗜 酸 性 粒 细  所 以守 法 继进 , 方 去 制 苍 术 、 G 上 川  柴胡 汤 还 治 腹 痛 。但 是 在 《 寒  伤中还有 “ 伤寒 , 阳脉 涩 , 阴脉 弦 ,   胞浸润 、 胃肠 道水 肿增 厚 为 特 点 。 椒 , 木 香 6 、 腹 皮 6 , 大 法  论》   加 g大 g加本病 主要 发生 在 2 0~3 0岁 的年 轻  半夏 、 党参 的用 量 。到 了三 诊 的 时  法 当腹 中急 痛 , 与小 建 巾汤 ; 先 不 小 。所 以小 柴  人 中 , 儿 童 和 老 年 人 也 可 发病 ; 候 , 但   腹水 已经消 除 , 而且 白细 胞 、 嗜  差者 , 柴 胡 汤 主之 ”男 性 发 病 率 约 为 女 性 的 2倍 。病  酸 细胞值 已经 在正 常 范 围 ; 嗜酸 细  胡汤也 是 治疗腹 痛 的方 子 , 且此  而 因迄 今 未 明 , 缺 乏 特 异 表 现 , 且 可  胞百 分 比从一 开始 的 3 . 5 降到  处用来 治 腹 痛 , 不 是 来 “ 57 % 并 和解 少  的 不 表 现 为 腹 痛 或 不适 ( 0 % ) 恶 心  7 7 % , 近正 常 , 10 、 .0 接 大便 次 数 1~   阳” 。因 此 , 能 一 见小 柴 胡 汤  2 和解 少 阳” 。其 中 ,   (6 % ) 7 、呕 吐 (3 % ) 焦 虑  次 , 3 、 能够 进食 鱼类 。这 是 一个 很 大  就给 它定 义为 “( 7 ) 肠梗 阻 ( 0 ) 腹 水 等 慢  的转变 , 6% 、 5% 、 效果 十分 明显 。下 面请 王  痛泻 要 方 是 治 痛 泻 的。 j 个 方 子  性 症 状 。西 医保 守 治 疗 主 要 采 用  老师对 医案做 点评 。   糖 皮质 激素 、 抗过 敏药 物等 。   王 琦教授 经 常对 我们 说 , 医  中 治 病不 光要 让病 人 自觉 病 状减 轻 ,  量评  合用 , 终有 了这 样 的效 果 。所 以  最我们 从 中得 到一个 启 示 : 乌梅 丸不 仅仅 是 驱 虫 剂 。我 们 在 应 用 经 方 要打 开思路 。   王 琦 教 授 : 医 要 学 案 , 医  的时候 , 学 中 还要让病理改变 , 标要下降 , 指 就  学 大 量 鲜 活 的 思 想 都 在 临 床 中。 2 2 慢性 非特 异 性 溃疡 性 结肠 炎    . 是 说疗 效不 光是 中医要 信 , 医也  具 体 的临 床 思 维 和方 药 运 用 及 其  医案评析  西要信 ; 中国人要 信 , 国人 也要信 。 灵 活变 通 , 在 医 案 中得 以体 现 。 外   都  该 患儿 半年 多来 自觉 腹痛 、 腹  我们 每 个 医生 就 算 是 活 到 9 0岁 ,   凉 , 日十点钟 发作 , 每 至天 亮 缓解 , 也 不可 能把 所有 的病 都 看过 , 是    但6 Ta iin lC i e e Me ii e J un l   r d t a   h n s   dcn   o r a  o医案 唐 某 某 , ,5岁 ,北 京 某 机  男 5   中医药通报 ・ 王琦 讲堂 O, 5, 0, O, 黏 关 干部 。2 0 0 1年 7月 3 1日初 诊 。 次数较 诊疗 前减 其大 半 , 液 排 出  l g 党参 1 g 白芍 1 g 炮 姜 l g    5, 0, 0 ,5 主诉 : 痛 、 泻 、 液 便 1 腹 腹 黏 5年 。 减少 , 起 有成形 大 便 ,   晨 饮食 、 眠  金银花 1 g 桔梗 1 g 百部 1 g 1  睡晚餐  付 , 煎服 。 水   现病 史 : 日晨 起腹 泻 、 液 便 , 每 黏 伴  尚可 。刻 下仍腹 胀气 体 频 多 ,有 左少 腹隐痛 , 三  后 半 小时 复 又  后偶有 里 急 后 重 , 间 如 厕 2—3 夜  带 有  临厕 , 问 更 衣 2~3次 , 部 胀  次 , 有 泡 沫 。脉 象 涩 滞 欠 畅 ( 夜 腹气 , 鸣 排 气 , 急 后 重 , 时 1  左束 支 传 导 不 畅 ) 拟 方 再 图 。处  肠 里 历 5 ,分析 倪诚 : 慢性非 特 异性 溃 疡性 结 生 5, 0, 又 U 。 年 , 复 发 作 。诊 断 : 医诊 为 溃  方 : 黄 苠 1 g 乌 贼 骨 2 g 诃 子  肠炎 , 称 溃 疡 性 结 肠 炎 ( A)  反 西 病 疡性 结 肠 炎 ( C) 中 医 辨 为 脾 寒  1 g 赤 石 脂 2 g 布 包 ) 补 骨 脂  本病 病程较 长 , 情 轻重 不 等 或 时  U ; 0, 0( ,肝 旺 , 热蕴 结 。立法 : 温 并 进 , 1g煅 瓦楞 子 lg葛 根 1g 厚朴  轻时 重 , 有反 复发 作 趋势 。 西 医  湿 寒   0, O, 5, 多敛散并 用 , 腐 生 肌 。处 方 : 黄  1g 干姜 1g 细 辛 3 , 梅 2 g  认 为本 病 是 一 种 病 因不 明 的直 肠  去 生 0, 0, g乌 0,芪 1 g 杭 白芍 1g 炙甘 草 6 , 5, 0, g 防  黄 连 3 , 苓 1 g 制 苍 术 1 g 白  和结 肠炎 性疾病 , g茯 0, 0, 目前认 为 本 病 的  涉及  风 1g 陈 皮 6 , 枝 1g 乌 梅  术 1 g 木香 l g 后下 ) 白蔹 1 g  发病 主要 由于免 疫 机制 异 常 , 0, g桂 0, 0, O( , 0。水   1 g 细辛 3 , 参 l g 生 姜 3片 , 3 5, g党 O,   0付 , 煎服 。 蒲公英 1g 黄 连 3 , 5, g 马齿 苋 1g  5, ( 1汤匙 ) 0付 , 。3 水煎 服 。  体液 与细胞 免疫 反应 , 与 遗 传 因  并20 0 2年 1月 2 日五 诊 : 处  素有 关 。王 琦 教 授 认 为 本 病 治疗  3 按 解: 既往 腹 胀 气 多 , 在 虽 仍 有 腹  后 , 现 本虚标 实 , 寒热 夹 杂 , 多见 大便 症 病 神 曲 1g 白术 lg饴 糖 适 量 冲人  方连续 服药 一个 多月 , 状较 前 缓  的难 点 为久泻 或反 复 发作 , 久 之  0, O, 20 0 1年 9月 2 1日二 诊 : 投  胀 , 与 以前 比症 状 减 轻 ; 前 但 白天 大  溏 薄 , 时夹 脓 血 、 液 , 痛 里 急 , 黏 腹   口苦 而 干 , 舌淡 苔腻 , 脉  乌梅 丸合 黄芪建 中汤 、 泻 要 方合  便 次数 减少 , 痛 里急 后重 症 状有 所 改  畏寒 肢冷 , 剂 , 泄 黏 冻 物 减 少 , 方 再 图。 善 , 般 能够 控 制 ; 时 每 天 有 一  濡 或虚数 。可从 内痈论 治 , 下 拟   一 平 以温 中  多为 晨便 。刻 下每  清 肠 、 腐生 肌为 治 法 。常用 乌 梅  处方 : 芪 1 g 补 骨 脂 l g 白 术  次成形 的 大便 , 黄 5, O, 去1g 防 风 1g 乌 梅 1g 仙 鹤 草  天排便 大 约在 5次 左 右 , 0, 0, 5, 即上 午 1 丸 合薏 苡附子 败酱 散 、 泻要 方 进    痛 1g吴 茱萸 1g地 榆 1g 罂 粟壳  5, 0, 0,~2次 , 下午 1 , 次 晚上 及夜 间 3次  行 加减 , 以趋 达到 免疫 调 节及 降 低  该 患者 腹痛 、 泻 、 液 便 l  腹 黏 51 g 白头翁 1 g 石 榴 皮 1 g 白及  左右 。其 中有 1~ 0, 0, 0, 2次 能 比较 正 常  肠 黏膜局 部炎 症反 应 的作 用 。   其 每 1g 五倍 子 1g 孩 儿 茶 6 , 香  排便 , 它 为 肠 黏 膜 脱 离 , 次 排  0, 0, g木 6 ( 下 ) 马齿 苋 1 g 赤 石 脂 1 g 出不 多 。纳 可 , 渐 善 。处 方 : g后 , 5, 0  寐 防  年 。症状 特 点是每 天 早晨 腹 泻 、 黏  0, 0, g 伴 三 ( 布包) 诃子 1g 0 , , 0 。3 付 水煎服。 风 1 g 白 芍 1g 陈 皮 6 ,白术  液 便 , 有 左 少 腹 隐 痛 , 餐 后 半    20 年 l 01 0月 1 日三 诊 : 5 患者  1g 生 黄 芪 2 g 桂 枝 1g 干 姜  小 时一 定 上 厕 所 , 上 还 要 2—3 0, 0, 0, 晚   自述 连 续 服 用 2 1付 中药 , 果 比  1 g 炙甘 草 6 , 效 0, g 细辛 3 , g 乌梅 2 g  次 , 天共 有 十 多次 大便 , 且 还  0, 一 而 较 明显 , 主要表 现在 大便 次 数 由原  黄 连 3 , 香 1g( 下 ) 白 蔹  伴 有 腹 部 胀 气 、 呜排 气 、 急 后  g木 0 后 , 肠 里来 每 天 十 几 次 到 目前 的六 、 次 , 1 g 乌贼 骨 2 g 诃 子 1 g 赤 石脂  重 , 复发作 。西 医诊 断 为 溃疡 性  七   0, 0, 0, 反大便形 状 由过 去 的稀 便 有 黏 液 到  2 g 布包 ) 煅 瓦楞 子 1g 补 骨脂  结 肠 炎 。王 琦 老 师 辨 证 为 脾 寒 肝  0( , 5, 现 在大便 能够 成型 , 黏 膜脱 落 现  1 g 厚朴 1 g 葛根 1 g 神 曲 1 g  旺 、 热蕴结 , 于寒 热错 杂 , 以  肠 0, 0, 5, 0, 湿 属 所 象 由过去 严重 到现 在 明显 减 少 , 伴  白头 翁 1g 4付 , 0 。2 水煎 服 。   立 法 寒 温 并 进 、 散并 用 、 腐 生  敛 去 腹胀 、 气 、 矢 时有腹 痛 , 仍感 里 急 后 20 0 2年 4月 1 日六 诊 : 进  肌 。王 琦老 师治疗 溃 疡 性结 肠 炎 , 9 叠   重 。处 方 : 芪 2 g 补 骨 脂 1 g  温 清并 用 , 痈 涩 肠 之 剂 , 年痼  从 内痈 去 考 虑 , 是 别 开 生 面 之  黄 0, 0, 消 数 这白术 1 g 防 风 l g 乌梅 1 g 仙 鹤  疾渐 入佳境 , 胀排 气 大 减 。刻 下  处 。这 里 用 黄 芪 、 枝 、 芍 、 0, O, 5, 腹 桂 白 甘  草 1 g 吴 茱萸 1 g 地榆 1 g 白头  感腹 部时寒 , 以温 熨 , 象 弦 , 5, 0, 0, 投 脉 舌  草 , 上一 味饴糖 就 是黄 芪 建 中汤  加 翁 1 g 石 榴皮 1 g 秦皮 1 g 赤 石  质淡 , 薄 。兹 投 仍 宗 原 意 , 清  意 , 外就 是乌梅 丸 和痛 泻 要方 加  0, 0, 5, 苔 温 另 脂 1 g 布 包 ) 白及 1 g 马 齿 苋  并施 , 本 兼 顾 以巩 固 之 。处 方 : 减 。用过一 个月 方 以后 , 冻物 就  5( , 5, 标   黏 1g 厚 朴 1 g 生 姜 3片 , 粟 壳  乌梅 1g 细 辛 3 , 枝 1g 淡 附  明显减 少 。在第 二诊 的时候 , 5, 0, 罂 5, g桂 0, 王老 1g 肉豆 蔻 6 ( 下 ) 0付 , 0, g后 。3 水  片 6 ( 煎 半 小 时 ) 败 酱 草 3 g  师做 了一些 变通 , 一些 顽 固性 的  g先 , 0, 对煎服 。  川连 6 , g冬瓜 子 2 g吴茱 萸 6 ,   疾病 、 0, g白 慢性 久泻 , 常从 肾论 治 , 以  所20 年 1 01 2月 7 日四诊 : 泻  蔹 1g 防 风 1g 诃 子 1g 地 榆  加 补 骨脂 ; 外 加 了仙 鹤 草 、 腹 0, 0, 0, 另 罂粟 T a o M  h e e Me ime J n M  7 r  ̄d n C i s   dc  o m n   中 医药通报2 1 4月 0 2年第¨卷第 2期 壳 等 收 敛 药 。罂 粟 壳 现 在 已经 不  神健 旺 。 回顾 两年 来 的治 疗 过程 , 说“ 好经方 , 用无穷 ”   学 受 。因为后  能用 了 , 王琦 老 师一般 用 石榴 皮 来  皆王琦 教 授 之 功 劳 也 。 自我感 觉  世 的很 多方 都是 从经 方 来 的 , 白  宣 代 替 。方 中配伍 防风 , 现 了散 收  王教 授 的治疗 有几 个 特 点 : 本兼  承气 汤是从 承气 汤来 的 , 遥 散也  体 标 逍 并 用 。三 诊 时病 人 自述 连 续 服 了  治 , 以治 本 固本 为 主 , 力 提 高 机  是从 四逆 散 来 的 …… 把 经 方 学 好  着2 付 中药 效 果 比较 明显 : 便 由 1 大   体 自身 的抵抗 力和 免疫 力 , 其一  了 , 子打好 了 , 此 底 源头 抓 好 了 , 这  你 原来每 天十 多次 , 目前 变 为 六 七  也 ; 辨证治 疗 , 循序 渐进 , 断 实现  不 辈子 有很 多 的用处 。  一次 ; 便形 状 由 以 前 的稀 便 、 黏  由量 变 到 质 变 的 飞 跃 , 其 二 也 ; 2 3 变应性 鼻炎 医案 评析  大 有 此   . 液 , 现 在 能 够 成 形 , 黏 膜 脱 落  临床处 置随机 应变 , 对病 人 的特  到 肠 针 现象 明显减 少 。刻下 还 有腹 胀 、 排  殊情 况 , 不断修 改 处方 , 于创 新 , 敢   气 、 痛 , 以对 上 一 个 方 做 了一  善 于化腐 朽为 神奇 , 腹 所 此其 三也 。  ” 些 微调 , 四神 丸 。注意 这 里 面 的  加一医案 赵某 某 , ,5岁 。2 1 男 1 0 0年 9   月1 7日初诊 。 主诉 : 涕 、 喷嚏  流 打 不时 发作 近 1 0年 。现 病 史 : 自小 个 演 变 : 一 开 始 的温 涩 并 用 , 从  占评   、到后 来 从 温 补 命 门 之 火 来 考 虑 。  王 琦 教 授 : 过 这 个 医 案 提  学开 始 , 通 不定 时 突发 喷 嚏 1 0余 多 ,  四诊 时 , 者大便 次数 比一 开 始减  示 , 家 读 书要 读 小 字 , 原 文后  有 时流 透 明清 涕 , 会 流 泪 , 患 大 读 偶 自觉 轻大 半 , 了 大 概 六 七 成 , 液 明  面 的字 。乌梅 丸在 叙述 的时候 , 好 黏 从  与受 凉 有 关 。纳 可 、 安 , 便 黏  寐 大伤 脉 到 蛔 乌  滞 , 便 正 常 。舌 尖 红 有 点 刺 , 显减 少 , 晨便 成形 , 食 睡 眠 尚可 , “ 寒 , 微 而 厥 ” “ 厥 者 , 饮   小 舌  胀 气 仍 多 , 有 泡 沫 。五 诊 时 , 便 患  梅 丸 主之 , 主久利 ” 又 。这 个 “ 又主  上有 裂 纹 , 白稍 腻 后 有 剥 苔 , 苔 脉 今   者腹 胀 减 轻 , 急 后 重 有 所 改 善 , 久 利 ” 乌梅 丸 的另 外一 个 治疗 作  数 。既往 史 : 年 5月 罹 患 痤 疮 , 里   是大便 次 数 减 少 , 成 了 有 形 的 大  用 。现 在拿它 来治 疗结 肠 炎 , 是  分布 于 额 部 、 颌 、 胸 、 背 , 变 就 下 前 后 吃  便 , 在 大 便 在 五 次 左 右 , 且 现  根 据这 个 “ 主久 利 ” 的 。再 如  辛辣 食物后 加 重 。家族 史 : 亲 易  现 而 又 来 父 在能 够形成 正 常排便 , 这是 一个 显  在 服用 理 中丸 的时候 ,伤寒论 》 《 里  发痤 疮 。诊 断 : 变应 性 鼻 炎 。 中医 服用 到 腹 中暖 和  诊断 : 鼽 , 为 特 禀 质 ( 热 上  著 的变 化 。现 在 肠 黏 膜 有 时 候 还  没记载 服用 天数 , 鼻 辨 伏 有脱 离 , 是 不多 。所 以五 诊 的处  为止 , 但 就有疗 效 了。大 家 要记 住 这  干 , 气 外 侵 ) 异 。治 法 : 透 伏 热 , 清   方仍 以痛泻 要 方 、 梅 丸 为基 础加  样 一个 问题 , 乌 不能 把原 著 的东西 改  散 邪 通 窍 。处 方 : 梅 1 g 蝉 衣  乌 5, 减 。到六诊 时 , 王琦 老 师在 医案 中  了 、 了。第 二 个 问 题 , 用 方 的  6 , 丢 你 g 辛夷 1 g 包煎 ) 苍耳 子 6 , 0( , g 细 写道 : 进 温 清 并 用 , 痈 涩肠 之  时候一 定要考 虑病 的机 制是 什 么? 辛 2 , 叠 消   g 薄荷 6 ( g 后下 ) 防风 1 g 白 , 0,  g鹅 O, 0, 剂 , 年 痼 疾 渐 人 佳 境 , 胀 排 气  这个病 用 中 医 的思 维来 说 是 一 个  芷 6 , 不 食 草 l g 黄 芩 1 g 百  数 腹5 。2 付 水   大减 , 刻下 感腹 部 时寒 , 以温熨 , 什么样 的病 机 ?就是 寒 热错 杂 , 投   不  合 1g 1 , 煎服 。脉象 弦 , 舌质 淡 , 薄 , 投仍 宗 原  管病 是痢疾 、 苔 兹 痞满 、 呕吐 , 是腹 痛  还 意, 温清并 施 , 标本 兼顾 以巩 固之 。  … …经 随访 , 上 方 调 治 3月 后 , 用  主要是 抓住 一个 病 机 的 问题 。 近 1年未 发作 ,   已痊 愈 。  分析 所 以继 续 用 这 个 方 巩 固 。我们 看  还有 治疗这 个病 有一 个 特 点 , 是  就第六 诊处 方 中除 了用 乌梅 丸 , 又加  我在 治疗 中把 它 作 为 “ 内痈 ” 治  来了败酱草 , 里就 含有 《 这 金匮要 略》 的 。患者 排 出来 的 像 鱼 冻 子 一 样   倪诚 : 变应 性 鼻 炎 , 又称 过 敏 的薏苡 附子 败酱 散 意 。可 见 , 琦  的东 西 , 中 医 来 讲 就 是 排 的 痈  性 鼻 炎 , 发 病 机 制 尚不 完 全 清  王 在 其现 老 师从 内痈去 考 虑 , 一 个创 新 的  脓 , 以你 在这 个 时候要 考 虑 到这  楚 , 有研究 提示 其 发病 与 过 敏体  是 所 质( 对变 态 反 应 的 易感 性 , 有 比  具 思路。   是一 个痈 。同时还 有热 的症状 , 也 g 下 面 我介 绍 患 者在 2 0 0 2年 5 有腹 痛等 寒 的症 状 ,   因此选 用 薏 苡  正常 人 更 高 的 血 清 IE和 更 多 的  月 的 书面表述 : 近几个 月来 , 情  附 子败 酱 散 。但 是 不 要 认 为薏 苡  肥 大细 胞数 目) 环境 因素 诱 发 、 “ 病 、 气    大 有好 转 , 以说 有 质 的 飞跃 。主  附 子败酱 散就 是治疗 肠 痈 , 们 现  道黏 膜 上 的 上 皮 细 胞 分 化 不 全 、 可 我h h 要 表现 为 : 胀 和疼痛 现 象 大 为减  在用 它来 治疗 前列 腺 炎 、 列 腺 盆  T l和 T 2免 疫 反 应 失 衡 而 致 鼻  腹 前 腔黏膜 组 织 中 大 量 表 达 T 2细胞  h 轻; 大便 次 数 减 至 每 天 一 到 二 次 , 腔痛 。这 个病 人十 五年 的病 ,   我们 免   且成型 ; 眠好转 , 睡 由过 去 每 天 4 治 了一段 时 间以后 好 了 ,   至今 大 概  因子 的 细 胞 浸 润 、 疫 调 节 失 灵 、小 时 到现 在 的 5~6小 时 , 自觉 精  七八 年未 犯 , 至 能 喝酒 了。所 以  免疫 耐 受 未 形 成 有 关 。 西 医 主 张  甚8 T a i o a   hn s    ̄e   o r a     r d t n l C i e e Me meJ u l i n 中医药 通报 ・ 王骑讲 堂 避免 接触 过敏源 , 是有 人 对 粉尘  叫鼽 涕 。 《内 经 》里 讲 : 诸 病 水  家 完 全 对 立 起 来 。张 仲 景 创 制 的  但 “ 澄 皆属 于寒 ” 。传 统 根  乌梅 丸 到 了温 病 学 家 叶 天 士 衍 变  过敏 , 不是生活在真空 当中, 人 所  液 , 澈清 冷 , 往 活 以过敏 源 不 可 能 完 全 避 免 。 王 琦  据鼻塞 流 清涕 等鼻 鼽 主症 , 往从  成 连梅 汤 。善用 、 用经 方 是 温病  学家 的一大 特色 , 吴鞠 通 从 炙甘  如 用小 青龙 汤 论 治 。跟 随  老师经常说 , 与其 避 开 过 敏 源 , 那  寒饮 伏肺 , 他并 非 从寒  草 汤 ( 复脉 汤 ) 步衍 变成 一加减 、 逐   我 们 应 该 想 办 法 让 病 人 耐 受 过  王琦 老师 门诊 时发 现 ,敏源。  饮 伏 肺论 治 , 是 从 伏 热 上 干 、 而 异  二加 减 、 加 减 、 甲 复脉 汤 及 大  三 三一防   这 变应 性 鼻 炎 属 于 中 医 学 “ 鼻  气 外侵 人 手 。方 中用 黄 芩 、 风 、 定 风珠 。显然从 经 方 到 时方 , 是  个 传扬 的过 程 , 以大家 应 从 中  所 辛 鼽”“ 、 鼽嚏 ” “ 水 ” 畴 , 突然  薄 荷这些 药来 清透 伏 热 ; 夷 用 来  、鼽 范 以 伤 和反 复发 作鼻痒 、 嚏 、 流清 涕 、 散 邪通 窍 , 的是 异气 之邪 , 过  领 悟到王 琦 老师如何 在遵 循 《 寒  喷 鼻   散 即“。这个 孩子 只用 了 2 1付 药 , 论 》   应用 乌梅 丸既 主蛔厥 又治 久 利  鼻塞 为 临 床 特 征 。鼻 痒 、 嚏 、 喷 鼻  敏 源 ” 结合 现在 难 治 病症 的特  流清 涕 、 塞等 症 , 鼻 貌似 寒 象 , 为  因为王 老师 的号很 难 挂 上 , 实 用这 个  的基础上 ,素禀伏 热 , 异气外 侵 , 理 闭塞 , 腠 热  方 一 共 调 治 了三 个 多 月 。经 过 电  点 , 变通运 用苦 泄 、 散 、 辛 酸敛 核 心 极怫 郁所 致 。《 医杂著 ・ 八 ・ 名 卷   鼻证 》 云 “ 热 鼻 塞 流 清 涕 ” 所 肺 与  《 岳全 书 ・ 二 十 七 ・ 证 》 景 卷 鼻 所  说 “ 涕 多 者 , 由于火 ” 以及 今  鼻 多 ,话随防, 后来 他一 年 多没复发 。  最评  药 法 , 活掌 握经方 应用 的精髓 。 灵  研究 个案 的 同时 , 老师 经 常  王鼓 励我 们 学 术 团 队做 临床 研 究 观 王琦 教 授 : 于 鼻 鼽 和 鼻 渊 , 察 。所 以本 人 将 来 源 于 2 0 关   0 9年 3  0 1年 2月 王琦 教 授 和我 本  人 所 谓 “ 热 熏 鼻 ”或 “ 经 伏  《 郁 肺 内经》 里有“ 胆移热于脑, 则辛姨  月 至 2 1 热 ” 虽 说 到 “ 热 ” 并 未 论 及 体  鼻 渊” 就 相 当 于我 们 现 在 说 的 鼻  人 治疗 变 应 性 鼻 炎 的 门诊 病 例 进  , 火 , ,质 因素 , 多从肺 和 胃肠 等脏 腑 火 热  窦炎 。鼻 鼽 , 就是 流 清 鼻涕 。这 个  行 了 疗 效 观 察 比较 。本 研 究 采 用 考 虑 。王琦 教授创 制 的“ 敏止 嚏  病 流清 鼻 涕是 过 敏 人 肺 中伏 热 导  病 历对 照研 究 的方法 , 察 组 为导  脱 观治疗 时  师采用 伏 热 上 干 异 气 外 侵 调 体 论  汤” 以调 体为要 , 以脱 敏 清热 、 邪  致 的结果 。基 于这种 认 识 , 散通 窍立 法 。方 以黄 芩 、 衣清 透 内 蝉   把 它看 成 是 清 肺 中伏 热 的思 想 来  治变应 性鼻 炎 的病 例 ; 照 组为 传  对伏 郁热 ; 辛 、 夷 、 耳 子 、 不  用药 。关 于过 敏 源 和 过 敏 人 的关  统 的寒 饮 伏 肺 外 邪 诱 发 辨 证论 治  细 辛 苍 鹅食草辛散外邪 , 宣肺 通 窍 ; 梅 之  系 , 们 无 法 完 全 不 接 触 过 敏 源 , 变应性 鼻炎 的病 例 , 察 导 师经 验  乌 人   观 收 以防 宣 散 之 过 , 收敛 肺 气 ; 合  这种 阻 断过 敏 源 的 方 法 不 是 一 个  用 方 的疗 效 。变 应 性 鼻 炎 的 诊 断  百滋 阴清 热 。其 中 , 衣 和 乌梅 是 王  好方 法 , 们 主 张 治 疗 过 敏 人 , 蝉 我 就  标 准 和疗 效 评 价 标 准 采 用 中华 医 琦 教 授 用 以脱 敏 的药 对 。诸 药 配  是 改变 过 敏体 质 。而 且 调 治 过 敏  学会 耳 鼻 咽 喉 科 分 会 20 09年 版  伍 , 可 内清 伏热 、 散 客邪 , 能  人 的疗 效 , 经 过 长 期 检 验 , 过  《 应 性 鼻 炎 诊 断 和 治 疗 指 南 》  既 外 又 要 当 变 。 脱 敏 调 体 。本 方 可 视 为 乌 梅 丸 的  敏人 在 任 何 时 间 、 点 都 不 过 敏  纳入标 准 为符 合 变 应 性 鼻 炎 的上  地 变法 , 以苦泄 之黄 芩 、 辛散 之 细 辛 、 了 , 说 明治 愈 了 ,   才 而且 还 调 整 了  述 诊 断标准 , 龄 ≥1 年 8周 岁 , 诊  复 酸 敛之 乌梅 为核 心药 法 , 于整 合  体质 状 态 。所 以 我 们 在 治 疗 这 种  2次 以 上 的 门 诊 病 例 。排 除 标 准  属 药 组 , 发潜 能 的变 通用 方模 式 。 开  21 0 0年 9月 1 日初 诊 , 7 已经 有 十 病 的时候 , 要学 习古 典 知识 的基 础  为: ①排 除诊治资料不全者 ; ②排  除急性 鼻炎 、 血管 运动 性 鼻 窦炎 及 倪诚 : 王琦 老师 治疗 变 应性 鼻  变 应 性 鼻 炎 合 并 心 血管 、 血 管 、 脑  这是一个 1 5岁 的男 性 患 者 , 上也 要结合 一些 现在 的诊 断 。    年 了 , 常 打 喷 嚏 流鼻 涕 , 常 反  炎 , 经 经 自拟 了 “ 敏 止 嚏汤 ”, 中 黄  肝 、 脱 方 肾和造血 系统 等严 重 原 发性 疾  复 发作 。这孩 子从 小 学就 开 始 , 每  芩 、 细辛 、 乌梅 , 乌 梅 丸 中 的三 味  病 , 神病 患 者 , 娠 或 哺 乳 期 妇  是 精 妊天 不定 时要 打十 多个 喷 嚏 , 时 候  药 。乌梅 丸有 三类药 组 成 : 酸 味  女 ; 处方不 以治 疗变 应 性 鼻炎 为  有 是 ③还 流 透 明的 鼻 涕 , 会 流 眼 泪 ,   的 乌梅 , 味 的黄连 、 还 自 苦 黄柏 , 辛 味  主方 的病例 ; 治疗期 问不 能坚 持  和 ④己感 觉 与 受 凉 有 关 , 便 有 点 黏  的 细辛 、 枝等 。此 方 中王 老 师 不  治疗 或 离 开 原 发 地 点 及 环 境 者 。 大 桂   滞 。舌 尖 有 点 刺 , 裂 纹 , 白稍  用 黄连 、 有 苔 黄柏 , 用 了 黄 芩 。从 方  采用 S S 1 . 改 P S 10统 计 软 件 , 效 的  疗 腻 后有 剥苔 , 脉数 。他 除 了过 敏 性  剂学 角 度来 讲 这 个 方 就 是 乌 梅 丸  统 计 学检 验 采 用 两 组 等 级 资 料 的 鼻 炎之 外 , 有痤 疮 。西 医诊 断 为  的变法 。王 老 师 说 过 一 个 很 重 要  非参 数检验 。经 过统 计 学 分析 , 还 两  变 应 性 鼻 炎 , 医诊 断 为鼻 鼽 , 中 又  的思 想 , 要把 温病 学 家 和伤 寒 学  组患 者 的基 线 资料 可 比。疗 效 统  不T a i o a  h n s   d cn   o r a  9 r d t n lC i e e Me ii eJ u n l i   中医药通报21 02年 4月第 1卷 1第 2期 计分 析 结 果 显 示 , 所 纳 入 的 6  食 , 呕腹 痛 , “ 梅 丸 治 厥 阴 、 三个 是 “ ” 辛 能通 能 行 。此外 , 在 1 干 称 乌   辛 ,   例成 年人 变应 性鼻 炎 的 病例 中 ,0 防少 阳 、 阳 明之 全 剂 …… ” 代  还 有 “ ” 甘 能补 能 缓 急 , 3  护 现 甘 , 因此 乌 例导 师治疗 组 与 3 1例 对 照组 的 总  常用 于 消化 系统 急 慢 性 疾 病 诸 如  梅 丸里 面核心 的 问题是 记 住 酸 苦 、   有效 率分 别是 8 % 、 . % 。采 用  萎缩 性 胃炎 、 固性 呕 吐 、 性 非  酸 甘 、 苦 、 甘 , 味 药 是 主 要  0 5 8 4 顽 慢 辛 辛 酸两组 等 级 资 料 的 非 参 数 检 验 法 进  特异 性 溃疡 性 结 肠 炎 、 性 痢 疾 、 的 , 梅 丸 里 乌 梅 用 量 高 达 三 百  慢   乌 行 两 组疗 效 的统 计 学 差 异 分 析 ,  肠 易 激综 合 征 等 属 于 厥 阴 病 肝 热  枚 , z 同时还 要放 在苦 酒里 浸泡 一 昼 : 一6 4 6, 侧 P =0 0 0(< .2 双 .0  犯胃、 ( ) 脾 肾 虚寒 ( 脾 寒 肝 旺 , 夜 。其 它药 的一 些 剂 量 如 细 辛 是  或  0 0 ) 说 明 两 组 疗 效 有 统 计 学 差  湿热蕴 结 ) , 方可起 泄 肝安 胃、 6两 , .5 , 者 本   当归 是 4两 , 蜀椒 是 4两 , 桂  异 , 师的经 验用方 治 疗 变应 性鼻  温脏 散 寒 作 用 。 只 要 符 合 这 个 机  枝 是 6两 , 酸 味 药 量 比例 差 远  导 跟 炎 的疗效 优于传 统 的经 典 用 方 , 从  理 就 可 以用此 方 。   而也 证 明导师 的郁 热 内伏 , 气外  异 了, 因此 酸味是 主要 的。用 乌 梅 既  倪 诚 : 面我 把 乌梅 丸 制方 的  可 涩肠 止 泻 , 能 泄 肝 和 胃 , 肝  下 还 敛侵 的组 方 思 路 优 于 传 统 的寒 饮 伏  原 理 简单介绍 一 下 。大 家在 学 《 方  生津 。在 学 乌梅 丸 的 时 候 不 要 把 肺 , 邪 诱 发 的组 方 思 路 , 外 这是 对  剂学 》 的时候 知道 乌梅 丸证 的病 机  温脏 安蛔作 为 唯一 功效 , 该 是 泄  应 中医药 治疗 变应 性 鼻 炎 组 方 思 路  是 上热 下寒 。性质 是 明 确 的 , 热  肝 和 胃、 脏 散 寒 , 蛔 只是 其 中  寒 温 安的创 新 和发展 , 该组 方 思路 值 得进  错 杂 , 病位 不 清 。吴 鞠 通对 乌 梅  的一 小部分 内容 。在 叶天 士 《 但 临证 一步 深人研 究 。此外 , 对导 师 治疗  丸证病 位 的理 解是 非 常 到位 的 , 认  指南 医 案 》 , 痛 、 疾 、 吐 等  中 腹 痢 呕组所 用 自拟 方 的 方 次 进 行 用 药 频  为 “ 久痢 伤 及 厥 阴 , 犯 阳 明”, 上 厥  这些 医 案 里都 用 到 乌 梅 丸 或 者 用 这   次 和频 率 的统 计 , 用 1 使 0次 以 上  阴和 阳 明就 是 在 肝 和 胃。关 于 乌  其化 裁 , 样 就 把 乌 梅 丸用 活 了 ,的药 物频 率 , 次是 蝉 衣 、 梅 、 依 乌 百  梅丸 证 的病 性 , 热是 肝 胃有 热 , 寒  如用 乌梅 丸治疗 崩 漏 , 乌梅 改 成  把 合、 辛夷 、 细辛 等  。   2 4 论乌 梅 丸制方 思想  . 是脾 虚 肠 寒 。蛔 厥 是 先 有 肠 寒 虫  乌 梅 炭 , 就 能 作 为 止 血 药 , 在  它 这扰 , 是 肝 胃有 热 , 总 的来 讲 同  妇科 病 中用 得 也 很 多 。所 以这 样  后 但倪诚 : 琦老 师对 制 方 的思 想  是寒 热 错 杂 。《 王 内经 》 出 了性 味  掌握 乌 梅 丸 就 能 够 在 临床 上举 一  提很注 重 , 认 为一个 方 就 是古 今 医  合化 配 伍 , 世 医 家 运 用 的 比 较  反 三 。 他 后   每个 方 都是 从  家 临 床 经 验 和 学 术 思 想 的 载 体 。 少 。但到 了吴鞠 通 ,   下 面 由王 琦 老 师 谈 一 下 乌梅 丸 的  性味 合 化 的角 度 来 配 伍 。乌 梅 丸 制方 思想 。  3 五 苓 散 治 疗 疑 难 杂 病   及 其 制 方 思 想 治疗 蛔厥 和厥 阴病 , 含有 三 方 面 的 .  王琦 教 授 : 家 学 方 剂 的 时  配伍 : 梅 合 黄 连 、 柏 , 苦 泄  3 1 五苓 散治 疗尿 频 尿 急及 泄 泻  大 乌 黄 酸其 黄 候 , 能只从 表 面学 到方 子 的排 列  热 , 中黄 连 、 柏 还 可 以燥 湿 厚  医案评 析  不 倪诚 : 现在 很 多人 误 以 为五 苓  组 合 , 掌 握 制 方 思想 , 握 了制  肠 ; 椒 、 要 掌 蜀细辛 、 附子 、 枝 、 桂 干姜 辛  除 还 因为 它 治疗 蓄  方 思想 也 就 能 够 把 这 个 方 子 灵 活  温 之 药 , 温 脏 祛 寒 外 , 可 以通  散 是 中医 的利 尿剂 , 水 影 运 用 。对于 乌梅 丸来 说 , 主要是 下  阳疏 肝 , 上 黄 连 、 柏 用 以辛 开  水 证 , 蓄在 膀 胱 , 响 到 膀 胱 机  合 黄所   面 J 个 方面制 方 思想 : 方 面泄 肝  苦 降 ; L 一 人参 、 当归益 气养 血 , 中人  能 , 以 就 变 成 了 中 医 的 利 尿 剂 。 其安 胃 , 脏 安 蛔 。 《 寒 论 》说 : 参 还有培 土 以御木 乘 的作 用 , 温 伤   当归  我 们看 看 王 琦 教 授 是 如 何 理 解 五  怎样 用 于 临床 实  “ 厥 者 , 人 当 吐蛔 。今 病 者 静  可 以养血 柔肝 。关 于米 饭 和 蜜 , 蛔 其 一  苓 散 的制方思 想 ,而复 时烦者 , 为脏 寒 。蛔 上 入其  般 是来 引诱蛔 虫 出动 , 实这 里用  践 。下 面 我 将 临床 现 场 实 录 的一  此 其 膈 , 烦 … …” 故 。这 里 面有 痛 、 、 米饭 和 蜜 合 乌 梅 还 有 酸 甘 化 阴 的  个 医案 介绍 给大 家 。 厥     合 附 桂 可   吐 、 等 症 状 , 脏 寒 、 逆 问 题 。 意思 , 辛 、 、 、 以辛 甘 扶 阳 , 烦 属 肝   20 0 9年 5月 6日上午 , 。 国  晴 痛 是 肝 气 不 疏 , 是 胃气 不 和 , 吐 所  同时蜜 还 可 以调 和 诸 药 。所 以 这  医堂 特 需 一 诊 室 。跟 王 琦 老 师 出  以泄 肝安 胃。另一方 面温 脏散 寒 。 个 方 的功效综 合起 来 是泄 肝 安 胃、 门诊 时 见 到 尿频 尿 急 用 五 苓 散 治      同时又 可温脏 散寒  。   疗 的医案 , 诊 同学 颇感 意 外 和惊  伺 原书 记 载 : 厥 阴 之 为 病 , 渴 , “ 消 气  温 脏安 蛔 , 王 琦教授 : 乌梅 丸 要 牢牢 记  奇 。这 位 患 者 姓 李 , , 3岁 , 学 男 4 公  上撞 心 , 中疼 热 , 而 不 欲食 , 心 饥 食  则吐 蛔… …” 鞠通 移治 久痢 伤及  住 几个 字 , 一个 是“ ” 酸 收 、 吴 第 酸 , 酸  司职 员 , 京 市 怀 柔 区人 。5年前  北 一 病  厥阴 , 上犯 阳 明 , 上撞 心 , 不欲  敛 ; 二个是 “ ” 苦能 泄能 降 ; 气 饥 第 苦 , 第  得 了前 列 腺 炎 , 直 服 用 西 药 ,,   w i o a   h n s   c en   o r a  口 d t n lC i e e Mef i eJ u n l i 中医药通报 ・ 王琦讲堂 连续  “ 情 时 好 时 坏 。半 年 多 来 尿 频 尿 急  问王老 师 : 前 两诊 尿 频 尿 急 为 什  的药立刻见了效!吃了两付 , 而 真  又犯 了 , 服用 原来 的西 药 也 不管  么要 用 五 苓 散 ?这 个 方 不 是 利 尿  两 天 每 天 大 便 一 次 , 且 成 形 , 但 ” “ 用 。除 了 尿 频 尿 急 以 外 , 无 所  的吗 ? 王 老 师 回答 说 : 辨 治 尿 频  的很 神 奇 啊 !改 天 一 定 带 宝 宝 登  余不仅 要 辨 尿 痛 与 否 , 且 还  门 向神 医 爷 爷 道 谢 !不 知 第 三 付  而 苦 。王 老 师 问 身 边 自称 “ 林 小  尿急 , 杏 ” 卒” 的袁 博士 : 你对 这个病 人 如何  要辨 析 排 尿 通 畅 与 否 。一 般 伴 尿  还要不 要 吃呢 ?  “ 排 属 否  辨 治? 袁 博 士 思 索 片 刻 后 回答 : 痛 、 尿不 畅者 为淋 证 , 实证 ; ”   “ 王老 师 : 的妙方 一 剂而 效 , 你  笼  属 “ 患者有 前列 腺炎 , 主诉 尿频 尿 急 , 则 为单 纯 尿 频 , 虚 证 或 虚 实 夹  我们再 次领 略 了你 的精 湛 医术 ,   属于湿热下注 , 治宜 清 利 湿 热 , 可  杂 。这个 病 人 尿 频 尿 急 由气 不 化  罩在 心 头 的 阴 云 顷 刻 消 散 。全 家 感 对 用 王老 师 的验 方 ‘ 五草 汤 ’ 加减 。  津 , 津 直 趋 膀 胱 所 致 , 以 温 阳  人 的感 动 、 激 自不 待 言 , 你 的  ” 水 故 高超 医 术 更 是 崇 拜 得 无 以 复 加 。   布 王老 师对 大 家 说 ; 这 个 病 人 体 形  化 气 、 津利水 立 法 。关 于五 苓 散  “不     适 中, 脉平 苔 薄 润 , 了尿 频 尿 急  的作 用 , 能 仅 理 解 为利 水 之 剂 , 任何语 言 都无法 表 达我 们 的谢 意 , 除 ” 外 , 无排 尿疼痛 、 并 尿道 滴 白、 阴囊  还 要认 识 到 化 气 布 津 的一 面 。方  相信 你会 理解 一颗母 亲 的心 。  当时看 到王老 师 发来 的短 信 ,   潮湿 、 红 苔 黄 腻 、 滑 数 等 湿 热  中桂枝 温 阳化 气 以 复 三 焦 膀 胱 气  舌 脉白术 、 苓 健 脾 布 津 以使  我有 点 莫 名 其 妙 。后 来 王 老 师 可  茯 表现 。 刚才 我 问 病 人 时 你 们 有 没  化 功 能 , 过 有 注意到 ‘ 稍微 多喝水 就会 尿 频尿  水 津 四布 全 身 , 泻 、 苓 合 茯 苓  能 意识 到 了 , 了五分 钟 又发 来 一  泽 猪 急, 大约 1 2 0~ 0分钟 一 次 , 午 明  利 水 渗 湿 以除 有 余 之 水 , 智 仁 、 条短 信 :倪 诚 : 下 益   “ 该患 儿 9个月 腹 泻  3 用 我 显 ’ ” 老 师 说 了一 句 : 属 于 气  乌药 温 肾缩 尿 以兼 顾 其 本 。 因方  数 1 , 抗 生 素 未 止 泻 , 用 了 五  ?王 “ 不化 津所 致 。 随 即处 方 如下 : ” 川桂  证相应 , 以病人 服 药 2周 后 尿频  苓 散全 方 加 车 前 子 一 剂 愈 。 这 就  所 ”枝 lg 猪 苓 lg 茯 苓 lg 白术  尿急 就 减 轻 一 半 。二 诊 因 伴 见 出  是 王老 师 用 五 苓 散 加 车前 子 六 味  O, O, O,l g 泽 泻 l g 益 智 仁 1 g 乌 药  汗频 多 , 以我 又加 了 白芍 酸敛 止  药 治疗小 儿水 泻 , 果 明显 。 O, O, 5, 所 效  2 g 4付 , 煎 温 服 。在 座 的所  汗 , 叶 ‘ … … 出 汗 ’ 《 经 》  0 。1 水 桑 除 (本 )王琦 教 授 : 于 五 苓 散 的 问  关有人 愕然 , 窃窃 私语 。因就 诊 的病  以 ‘ 遍 身 出 汗 不 止 ’( 种 杏 仙  题 , 0 倪老 师 已经指 出大家 在 学  治 《 冈才 人 太 多 , 能 进 一 步 请 教 王 老 师 。 方》 。 闻后 , 家 不 约 而 同 地 自 《 未   )” 大   伤寒论》 的时候 给张仲景带 了一  大 家怀 着 好 奇 的 心 态 嘱 咐 病 人 下  言 自语 : 哦 , “ 原来 如此 ! ……  ”次要 来复 诊 。  个 帽子 , 为 五苓散 是 治疗 太 阳病  认这 个 医 案 对 跟 诊 学 生 的 感 触  膀 胱蓄水 证 , 以认 为它 是个 利 尿  所20 0 9年 5月 2   01 诊 时, 3二 患  很深 。通 过 这 个 医 案 我 也 深 深 认  剂 , 这种 观点 一直禁 锢 了我们 的思 者 尿频 已减 其 半 。诊 述 运 动 后 出  识到 , 五苓散不能仅理解为利水之  想 , 实 这 是 大 家 强 加 于 张 仲 景  其 汗频 多 。 王 老师 说 了一 句 : 再 予  剂 , 要 认 识 到 它 化 气 布 津 的 一  的 。张 仲 景 对 于 五苓 散 的运 用 很  “ 还增益 。 处 方 如 下 : 桂 枝 l g 猪  面 。特 别 是 王 老 师 说用 桂 枝 主 要  多 , “ 欲饮 水 , 人 则 吐者 , ” 川 O, 如 渴 水 名 苓 lg 茯 苓 lg 白术 l g 泽 泻  是温 阳化 气 , 复 三 焦 气 化 功 能 , 日水逆 , O, O, O, 恢   五苓 散 主 之 ” 。饮 水 后 即  lg乌 药 2 g益 智 仁 1g 杭 白芍  白术 健 脾 布 津 功 能 。另 外 王 老 师  吐 , 为“ O, 0, 5, 此 水逆 ”, 这个 病 位在 胃, 并  1g桑 叶 3 g 4付 , 煎温 服 。 5, 0 。1 水   说 道 :五苓 散利有 余之 水 , 武汤  不 在膀胱 , “ 真 但却 用 了 五苓 散 。 同样 20 0 9年 6月 1  三 诊 时 , 01 3 患  是利不 足 之 水 。 这 句 话 用 来 概 括  在 《 匮要 略 》 有 “ 令 瘦 人 脐  ” 金 里 假 者 高兴地 告诉 王 老 师 : 现 在饮 水  这 两 个 方 子 的特 点 特别 精 炼 。王  下 有悸 , “ 吐涎 沫而 癫 眩 , 水 也 , 此 五  后 尿频 减 少 , 乎 正 常 , 间 出汗  老师 用 五 苓 散 利 水 渗 湿 、 气 布  苓 散主之 ” 几 夜 化 的记 载 。痰饮 、 眩 等 , 癫  显著 减少 , 目前有 时 尿道 口滴 白”  津 , 顾 温 肾 缩 尿 , 中用 白芍 既  也 是用 五苓散 治疗 , 以大家 不 要  。 兼 其 所 王老 师笑 着 对 袁 博 士 说 : 这 次 要  可酸敛 止汗 , “ 还能 解 除膀 胱括 约 肌  禁锢 于教 科 书上 的 内容 , 定 要 学  一 改治前 列 腺炎 了。 处 方如 下 : ” 连翘  痉 挛 。另外 , 叶是 王老 师用 于止  原 著 , 桑 不然 只学 会 了五 苓散 治 蓄 水  2 g马 鞭草 2 g土 茯 苓 2 g 革薜  汗 的一个 专 药 。 0, 0, 0,   证, 而不 知道 五苓散 的其 它治 疗 作  1g石 菖蒲 lg 生 甘 草 lg乌 药  5, O, O, 时 隔不久 , 老师 还 给我 转 发  用 。而且 五 苓 散 在 原 著 里 两 条 原  王2 g射 干 lg 4付 , 煎 服 。这  过 二 则 患 儿 家 长 的 短 信 , 容 如  文 用治小 便不 利 , 0, O 。1 水 内 大多 数条 文 里 有  个处 方 再 一 次 地 使 人 感 到 意 外 。 下 :     烦 渴 , “ 阳病 , 汗后 , 汗 出 , 如 太 发 大  病人 刚走 , 博 士 耐 不住 了 , 先  袁 抢“ 伯 伯 : 家 宝 宝 吃 了 您 开  胃中干 , 躁不 得 眠 , 王 我 烦 欲得 饮 水 者 ,  T a i o a  hn s   d tn   o r a  1  r d t n C i e e Me ii eJ un l   i l 1 中医药通报 2 1 4月 0 2年第l 1卷 第 2期 少 少 与 饮 之 , 胃气 和则 愈 ; 脉  令 若倪 诚 : 想 到 20 联 0 5年 2月 王  《 寒 论 》里 有 栀 子 豉 汤 , 伤 一个 豆 浮, 小便不 利 , 微热 消 渴者 , 苓散  老师 给 我 的个 人 专 著 《 编 方 剂  豉 , 个 山 栀 。栀 子 可 清 , 豉 可  五 新 一 豆 主之 ” “ ; 中风发 热 , 、 日不解 而  学》 序 和 书 评 时 写 道 : 研 究 方  透 , 六 七 作 “ 一起 用就 能清 透郁 热 。所 以临  烦, 有表里 证 , 渴欲饮 水 , 入 则 吐  剂 , 握 原 著精 髓 , 示 其 本 来 面  证处 方 时应 该 注意 配伍 的问题 , 水 把 揭 如 者 , 日水 逆 , 名 五苓散 主之 ” “ 人  目至关 重要 。试 想 , ;其 五苓 散 如果 不  四君 子 汤 加 了陈 皮 以后 就 变 成 了   渴 而 口燥 烦 , 便 不 利 者 , 小 五苓 散  讲 化气 布津 , 专治 蓄水 就 成 了利 尿  异功 散 , 四君 子 汤 可 以健 脾 , 是  但 主之 。 这 也 没 都 涉 及 小 便 不 利 问  剂 , ” 尚治水逆 及水 气上 泛 清 阳 的五  用 了陈 皮 后 , 动 之 气 就 产 生 了 。 流   题, 仍用 五苓散 。可 见 条文 中涉及  苓 散 就 没 有 着落 ” 于是 , 查 阅  这些道 理 就 是 说 还 要 把 经 典 理 论  。 我烦渴 最多 , 小便 不利 只 是其 中的一  了大 量 文 献 , 王 老 师 的 指 导 下 , 用到 我 们 的制 方 思 想 上 。应 用 经  在  部分 。水 停 在 中 焦 , 在 上 焦 , 停 水  写 了“ 王琦教 授从 化气 布津 论五 苓  方 , 去读 《 内经 》 读 《 寒 论 》等  去 伤 停 在 膀胱 , 都可 以用 五 苓 散 。所 以  散 制方 思 想 及 其 运 用 心 法 ” 文 , 经典 原著 , 是 回味无 穷 。每个 年  一   那 五苓 散证 的主要 病 机是 气 不化 津 , 发 表 在 北 京 中 医药 大 学学 报 2 1  龄段 所 读 的 意境 是 不 一 样 的。经    01 不管 水 停 到 哪个 部 位 都 能 用 。这  年 第 十期  。   样把 握五 苓散 就有纲 目了 。《 临证 典是 永恒 的 , 把经 典 翻来 覆 去的  要 王 琦教授 : 于我 论 五苓 散 的  读 。如某个 病人 腹泻 无 度 , 没小  关 但指南 医案 》 里有 这样 一段话 : 医道  制方 思想 , “ 大家 可 以参 阅倪 老师 发  便 , 以通 过 利 小 便 之 后 就 实 大  可在乎 识证 、 立法 、 方 , 用 此为 三 大关  表 的 论 文 。我 在 这 里 重 申 几 点 。 便 , 就 是 一 个 治 法 的 问题 , 样  这 这  键” 。作 为医生 , 如何 识证 、 何立  第 一 , 三焦 膀胱 与腠理 毫毛相 应 ” 的内容在原 著 里很 多 。此 外 , 了  如 “   读 法 、 何 用 方 ?抓 住 了这 i 个 问  在五 苓 散 证 病 机 学 中 的 意 义 。首  经典 理论 后还要 学 药 , 了解 每个  如 要题, 就抓 住 了关 键 。我 提 出 ‘ 主  先 , 才 已 经 论 述 五 苓 散 证 并 非  药从 古 到今应用 的变化 , 个 药 本  抓 刚 这病 主 证 ( )主 方 是 i 个 关 键 ’ “ 症   膀胱 蓄 水 ” 一端 。五苓 散 治 疗  来 的作 用 以 及 后 来 的作 用 。 中医  之… …处方 用药 也有思 想 ” 。阅倪诚  的病状 很多 , 希望 大家 能 够按 照 原  不传 之秘 在于 剂量 , 以 在经 方 运  所能   大 医 师论 五苓散 化气 布津 方 旨, 见  文 的精 神 , 把 五 苓 散 整 个 条 文 , 用 的问题 上 , 家一 定 要 注 意剂 量  则 其推 求 师意 , 见其 引 而不 发 者 跃  能够 综合 的来看 。其 次 , 亦 五苓 散 证  的运 用 。还要 读经 方 的方 后 注 , 比    对腹 痛 者  如焉 。盖 就 案说 案 , 方 云 方 , 就 则  的病 机核 心是 三焦不 能 化 气布 津 , 如 理 中丸原方 加减 法 中 , 未  推求 之功 。   病位 在  焦而 不仅 是膀 胱 , 性有  加 人 参 理 虚 止 痛 。现 在 学 医 的 人  病 关 于五苓 散之 化气 布津 , ・ 清   水湿 ( ) 蓄 某 处 与 水 津 不布 全  很 少知 道人参 能 治疗 腹痛 , 饮 停 只知 道  “ 不通 则 痛 , 则 不 痛 ” 全 都 运 用  通 , 有   第二, 苓 散并非专事 “ 五 利  活血化瘀 治疗 , 失偏颇 。 同治名 医火 神 派 鼻 祖 郑钦 安 先 生  身两 种情 况 。  著《 医法 圆通 》 论 五苓散 圆通 运用  ,法 云 : 一治 大便水 泻 , “ 而小 便全 无  尿 ” 功善 化气 布津 、 , 分消 水 气 。五  水湿 ( ) 饮   者 。 是 说 用 五 苓 散 利 小 便 实 大 便  苓散 针 对j焦 气化 不利 , ” 之 意 。“ 病 夏 月居 多 , 此 由暑 邪 怫  内停 , 津 不 布 , 水 或兼 外 邪 未解 之 4 现场 问答 及 感 言   倪 诚 : 天 , 琦 老 师 介 绍 了  今 王五苓散 的应 用经 验 及 其制  郁 , 乱 正气 , 扰 以致 阑 门失 职 , 津液  方 证病 机 , 根 据 “ 并 三焦 膀 胱 与 腠  乌梅 丸 、 、 唤 做  不 行 于膀胱 , 直趋 大 肠 。五苓 散  理 毫毛 相 应 ” 水 制 在 脾 的 病 理 生  方思 想 , 起 了大 家 对 读 经 典 、 而 跟名 师 的热情 。有人 称 王 老  以淡 渗利 水 为主 结合 化 气  临床 、 能化 膀 胱 之 气 , 治 之 而 愈 。 此  理 特点 , 故 ”这   外 , 头晕 、 嗽 、 治 咳 呕吐 、 胀 、 腹 小便  布津 、 肌 发 汗 、 脾 制 水 而 组 方  师 是怪 医 , 个 怪 就 是 一 种 灵 巧 , 解 实 其 短 。“ 形 虽 见 头 晕 、 嗽 、 吐 , 配伍 。五 苓 散 中药 物 特 色 配 伍 有  就是 一种 创新 的体 现 , 源 泉就 在  病 咳 呕  一是 泽泻 、 苓 、 猪 茯苓 配  于“ 经典 、 临 床 、 名 师 ” 读 做 跟 。大  总缘 膀胱 气化 不运 , 湿 之气 不 得  以下 二组 : 水 可 化 分 下降 , 气机 必返 于 上 , 千 清 道 , 上 故  桂枝 , 气 利 水 , 消 水 气 。二 是  家 听 了今 天 的讲 座 , 能有 许 多 问 茯苓 配桂 枝 , 化气 布 津 , 实脾  题 要请 教王 老师 。   现 以上病 形 。五苓 散 专攻 利 水 , 水  白术 、 某 同学 问 : 想 提个 问题 。王  我 气下 降 , 机 白顺 , 病 自愈 。 气 故 ”以  制水 。所 以 我们 在 用 方 的时 候 要  但 卜可见 , 住 “ 化 不 利 , 停 失  注 意 一 个 问 题 , 是 要 画龙 点 睛 , 老师您 刚才说 剂 量很 重 要 , 是现  抓 气 水 就   在原药 材 从 产 地 到 病 人 手 中经 过  布 ” 则 本方应 用 乃有纲 目。 ,   这 么多健 脾利水 药 , 是 如果 缺 少  但3 2 五苓 散 制方 思想  .1  7 a i o a  hn s   c en   c F a   2 7 d H n iC i e e Me ̄ ie J   N l U药 了桂 枝 , 通 的 作 用 就 没 有 了。 了很 多 中间环 节 , 材质 量 不 能保  温   中医药通报 ・ 王琦讲 堂   证 , 临证 处方 的 时候 该 如何 去 把  很 多 的 书 。读 书 千 遍 其 义 自现 ! 在握 饮片 的剂量 呢 ?  道 理 很 简 单 , 是 你 读 了一 千 遍  就5 结 束 语   王 琦 教 授 : 束 之 前 再 跟 大  结王 琦教 授答 : 提 的问题 与 我  的时候 就 会 慢 慢 地 领 会 其 中 的含  你说 的剂 量是 两个 不 同层 面 的 问题 , 义 了。    家 说 几 句 话 , 跟 倪 老 师 在 这 里  我我说 的剂 量 问题 并 不 是 你 的 那 个 只 某 同 学 感 言 : 们 听 了 您 的  跟 大 家 讲 这 堂 课 , 是 说 了 经 方  我但 意思 。比如说 ,伤寒论 》 的承气  讲 座 受 益无 穷 。首 先 我 对 您 的 三  的 应 用 , 是 还 有 一 个 更 重 要 的  《 里 就 汤类 , 量 一 变 化 , 子 的名 字 都  句话 有 深 刻 的 印 象 。第 一 个 就 是  思 想 内 容 , 是 希 望 你 们 能 成 为  剂 方  明 改变 了 ; 甘 草 汤 中 、 炙 乌梅 丸 中 哪  学 医 要 学 案 , 白 了学 习 医 案 的  名 医 。我 们 靠 什 么 贡 献 于 社 会 , 个 药 最 重 要 、 个 药 量 最 多 , 对  重要 性 。第 二 个 就 是 读 书 要 读 小  就是 要 看 好 患 者 的 病 。但 是 怎 样  哪 是就  因 这些 剂 量 的 把 握 。 至 于你 说 的 问  字 , 为 我 们 平 时 读 书 可 能 比较  能成 为 名 医 呢? 要 熟 读 经 典 , 它 伤  题, 要根 据 当代 临床条 件 下去 运 用  关 注 大 字 , 以 会 忽 略 了 这 些 小  像 刚才 说 到 的五 苓 散 , 涉及 《 所把握 , 但是 你 首先要 把 经方 里 的这  字 。 比如 您 讲 的 一 些 临 证 方 法 、 寒论》 《 匮要略》 《   、金 、 温病条辨》   些规 定 的格局 掌握好 。  读 注意事 项一 般都 在小 字上 面 , 这  等相 关 内容 。 因 此 , 经 方 的 背  要 底 某 同学 问 : 刚才 听 您说 乌 梅  个 是 我 之 前 读 书 忽 略 的 问题 , 我 回  后 , 有 大量 的理 论 做 支 撑 , 子 对   丸 可 以治妊娠 呕 吐 , 《 而 金匮要 略》 去 我要 补 充 这 些 小 字 部 分 。最 后  越 厚 , 问 题 的 看 法 就 越 深 刻 。   中用桂 枝汤 , 这两个 方 在 临床 上 如  就 是 您 让 我 们 读 了三 遍 的话 : 学  第 二要 学 会 用 , 反 复 应 用 经 方 , 要   何 区别 应用 ?  就 好 经方 , 用 无 穷 。 这 更 让 我 意  自己 要 有 一 个 思 考 的 过 程 , 是  受 王琦 教 授 答 : 娠 呕 吐 也 好 , 识 到 了经 方 的 重 要 性 , 以我 以  刚 才 那 位 同 学 说 的 思 维 问题 , 妊   所 形    其 它 呕吐也好 , 根据 病 机来 选 择  后 还会 加 强 对经 方 的学 习 。 是 的 。现在有 的妊 娠 呕吐 , 照样 可 以 成 医 生 的感 悟 和 灵 巧 , 种 感 悟  这某 同 学 感 言 : 的 感 悟 是 用  的 东 西 是 自己得 到 的 , 是 别 人  我 不用活 血化瘀 , 但是 现在 哪 个 怀孕 的  药 是 经方 的精 髓 。历 代 医 家 虽 然  给 的 , 要 有 理 论 基 础 的。 第 三  是 找你 , 你敢 用桃 仁红 花 ?我 当时用  对 经 方 有 很 多 注 释 , 是 有 些 注  个 问 题 是 学 习 的 方 法 上 , 连 续  但 要 过 ,0年 前 我 给学 生 讲 课 的时 候 , 释 把 经方 误 解 了 。所 以还 是 要 像  不 断 , 之 以恒 , 把 它 做 为 一 种  3   持 要一个 学生跟 我说 , 他是 个 妇 产科 的  王 老 师说 的那 样 , 读 原 著 , 释  使 命 感 。 不 管 将 来 干 什 么 , 先  要 注 首医生 , 他就 用桃 红 四物汤 治 疗妊 娠  可 以作 为 一 个 参 考 , 不 要 搞 得  你 是 一 名 医 生 , 生 最 重 要 是 治  但 医 顽 固性 呕 吐 , 当时 听到 觉 得很 奇  定 势 , 是 这样 理 解 的 。 我 我   好 病 , 果 到 了临床 上 的 时 候 , 如 乌  怪 , 是他治疗 了 3 可 0多 例 。后 来  某 同 学 感 言 : 前 也 听 了 别  梅 丸 还记 不 清 楚 , 之 这还 叫 医 生 吗 ?  我 回去再学 习 , 发现 妊娠 时 当盆腔  的 老 师 讲 病 机 治 疗 学 , 天 又 听  如 果 连这 个 功 夫 都 做 不 到是 不 行  今有积 血 的 时候 , 会 呕 吐 , 以他  了 王 老 师 的讲 座 , 加 说 明 同 病  的 。但是 我 对 大家 充 满 希望 。 就 所 更  用活 血 化 瘀 就 能把 止 呕 。你 刚 才  异 治 的关 键 就 是 抓 病 机 。还 有 就 说到 用小柴 胡 汤也好 , 桂 枝 汤也  是 我 们 初 学 者 存 在 的 最 大 问题 , 用   好 , 者 乌 梅 丸 , 根 据 病 人 的脉  拘 泥 于 教课 书上 的脉 症 、 症 , 或 要 病 导  症 , 吐 只 是 一 个 表 现 而 已 , 据  致 我 们对 经 方 的一 些 理 解 有 局 限  呕 根 他 的脉症来 判断 他 的病 机 , 然后 你  性 。  再选 用对应 方剂 。  参 考 文献 [] 1倪 诚. 王琦教 授 主病 主方 学术 思想 和 临床 经验总 结及 治疗 变 应性 鼻炎 的临床 研 究 [ . 京 中 医 药 大 学 』 医 学 专 业 博 士  D] 北 临床学 位 论 文 ,0 171 8  2 1 : —7 .某 同 学 感 言 : 天 我 们 听 了  [ ] 诚 . 今 2倪 新编方 剂 学 [ . 京 : 民卫  M] 北 人 某 同学 问 : 您刚 才强 调 读 经典  老 师 讲 的 许 多 医 案 , 道 临床 上  生 出 版 社 .0 6 5 6—5 7  知 2 0 :8 8.[] 3倪 诚. 王琦 教 授从 化气 布津 论 五苓 散  制方思想 及其 运用 心法 [ ] 北 京 中医药 大  J.学 学 报 ,0 1 3 1 ) 6 9—7 1 2 1 .4( O :9 0.  很 重要 , 但是 我们 现在 看 古 书有 的  怎 样 才 能 达 到 举 一 反 三 的 效 果 ,   看不 懂 , 想 问 一 下 您 , 了看 医  让 我们 从 一 个 理 论 层 次 上 升 到 一  我 除 学典 籍外 , 还有 哪些可 以参 考?   王 琦 教 授 答 : 实 你 不 用 读  其个 经 验 层次 。  Ta i o a  hn s  dcn  o r a  1   rdt n lC ieeMe iieJ un l 3 i

范文十:第二讲关于乌梅丸与五苓散治疗疑难杂病医案的探讨 投稿:宋妋妌

DOI:10.14046/j.cnki.zyytb2002.2012.02.002

中医药通报·王琦讲堂

第二讲关于乌梅丸与五苓散治疗

疑难杂病医案的探讨

●倪诚王琦▲俞若熙李玲孺张惠敏李英帅王济杨玲玲郑燕飞袁卓珺杨寅郑璐玉白明华张妍井慧如田杨

关键词

乌梅丸

五苓散

医案

王琦

1前言

引起了广泛的反响。今天我们围绕王琦教授应用乌梅丸与五苓散治疗现代疑难杂病的临床经验及

以医案启发式、师徒其制方思想,

互动式、现场问答式展开讨论。

医案

9岁。2011年7王某某,男,

月25日初诊。主诉:腹痛伴腹水患儿自半年。现病史:近半年来,

觉腹痛腹凉,腹痛多于每晚十点发至天亮缓解,大便一日2次,质作,

稀有黏液,患儿不能食虾类食物。舌体淡胖边有齿痕,苔薄黄腻,脉弦迟。实验室检查:2011年7月6

9

查:白细胞17.35×10个/L,嗜酸细胞绝对值6.2,嗜酸细胞百分比

倪诚(双博士,教授,主任医

师,博士生导师,王琦教授学术继承人,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体质与生殖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首先请允许我简单介绍一下王琦教授。大家都知道王琦教授是我国中医

中医男科学的创始人,可体质学、

能不太了解他对经方也很有研究。

其实,王琦教授曾在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生部(现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院)工作长达14年之久。期间先后主讲研究生课程《黄帝内

《伤寒论》。他编写的《素问经》和已在国外被广泛翻译出版;今释》

他编写的《经方应用》是最早的经方临床应用研究著作;他编著的《伤寒论讲解》和《伤寒论研究》中提出的很多学术观点,在伤寒学界

※基金资助

2乌梅丸治疗难治病及

其制方思想

传统认为,厥阴病是伤寒病千古之绝案,而乌梅丸又被认为是绝案当“悬案”,中的尤其是关于乌梅丸的制方思想及其在难治病中的临床应用问题,一直困扰着伤寒学界和中医界。王琦教授长期从事经方研究,对乌梅丸有独到的学术见解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今天从他众多验案中选取3则医案,来研讨他的临床思辨及其制方思想。

2.1嗜酸粒细胞性胃肠炎医案评析

35.74%。西医诊断:嗜酸粒细胞性胃肠炎,右侧腹部腹水。中医辨证:脾肾虚寒,肝旺乘脾。治法:温肾暖脾,泄肝止痛。处方:乌梅10g,制苍术10g,细辛1g,桂枝6g,淡附片6g(先煎1小时),川椒6g,黄连6g,黄柏6g,当归6g,陈皮6g,白芍6g,防风10g,白术10g,柴胡10g,法半夏6g,黄芩6g,党参6g,炙甘草6g。27付,水煎服。

2011年8月22日二诊:服上方后,腹痛减轻十之七八,大便呈软便,一日一次,腹水明显减少。2011年8月16日复查:白细胞14.62×109个/L,嗜酸细胞绝对值4.27,嗜酸细胞百分比29.21%。守法继进。处方如下:乌梅10g,细辛1g,桂枝6g,淡附片6g(先煎1小时),黄连

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

5

)“中医原创思维与健康状态①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

辨识方法体系研究”项目(No:2011CB505400);②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王琦名老中医药“3+3”专家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③北京中医药薪火传承工程王琦名医传承工作站建设项目▲通讯作者

王琦,男,著名中医学家。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

“中医原创思维与健康状态辨识方法体学科中医基础理论学科带头人,国家973项目系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协中医原创思维论坛首席科学家,国家自然科学基“痰湿体质易发代谢综合征的中医病因病机分子特征研究”金重点项目项目负责人。本刊学术顾问。E-mail:wangqi710@126.com作者单位

北京中医药大学(100029)

6g,黄柏6g,当归6g,柴胡10g,黄芩大便一日2次,质稀有黏液,患者

10g,法半夏10g,生姜6g,党参10g,不能食虾类食物,

舌体淡胖边有齿炙甘草6g,陈皮6g,白芍10g,防风痕,苔薄黄腻,脉弦迟。实验室检

10g,白术10g,木香6g,大腹皮6g。查提示白细胞偏高,嗜酸细胞绝对30付,水煎服。

值6.2,

嗜酸细胞百分比35.75%2011年11月14日三诊:腹水

(正常0.5~5%)。西医诊断为嗜已消(腹腔内未见积液征象),血常酸粒细胞性胃肠炎、

右侧腹水。王规示:白细胞、嗜酸细胞绝对值在

琦教授根据本例患儿腹痛时间、腹正常范围,嗜酸性粒细胞百分比降泻特征,辨证为脾肾虚寒肝旺乘至7.70%(正常值:0.5~5%),大脾,治法是温肾暖脾、泻肝止痛。便次数一日2次,粪质正常。腹部制方思路是有是证用是方,即所辨

彩超示:腹腔内多发淋巴结。现可脾肾虚寒,

肝旺乘脾之证与乌梅以进食鱼类。处方:乌梅10g,细辛丸、痛泻要方、小柴胡汤三方证合

1g,桂枝6g,党参10g,淡附片6g拍。方中乌梅、细辛、蜀椒、黄连、(先煎一小时),川椒6g,干姜6g,黄柏、当归、党参是典型的乌梅丸黄连3g,黄柏6g,当归6g,防风6g,中的组成药物。此外,陈皮、白芍、陈皮6g,白芍6g,蒲公英15g,草河防风、白术,是一个痛泻要方。另车6g。7付,水煎服。

外还用了柴胡、法半夏、黄芩、党分析

参、炙甘草,取小柴胡汤意。所用

三方中有两个是《伤寒论》方。二倪诚:嗜酸粒细胞性胃肠炎诊的时候,腹痛已减轻了70%~

(EG)是一种极少见的疾病,Kaijs-80%,大便由稀便变软便,便次由er在1937年首次报告了3例EG两次减为一次,而且腹水明显减病人。迄今为止,全世界文献中报少。经过治疗以后,白细胞、嗜酸告的典型病例约300例左右。典细胞绝对值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型的EG以胃肠道的嗜酸性粒细所以守法继进,上方去制苍术、川胞浸润、胃肠道水肿增厚为特点。椒,加木香6g、大腹皮6g,加大法本病主要发生在20~30岁的年轻半夏、党参的用量。到了三诊的时人中,

但儿童和老年人也可发病;候,

腹水已经消除,而且白细胞、嗜男性发病率约为女性的2倍。病酸细胞值已经在正常范围;嗜酸细因迄今未明,且缺乏特异表现,可胞百分比从一开始的35.75%降到表现为腹痛或不适(100%)、恶心7.70%,接近正常,大便次数1~2(67%)、呕吐(33%)、焦虑次,能够进食鱼类。这是一个很大(67%)、肠梗阻(50%)、腹水等慢的转变,效果十分明显。下面请王性症状。西医保守治疗主要采用老师对医案做点评。

糖皮质激素、抗过敏药物等。王琦教授经常对我们说,中医点评

治病不光要让病人自觉病状减轻,王琦教授:学医要学案,中医

还要让病理改变,指标要下降,就学大量鲜活的思想都在临床中。是说疗效不光是中医要信,西医也具体的临床思维和方药运用及其要信;中国人要信,外国人也要信。

灵活变通,都在医案中得以体现。该患儿半年多来自觉腹痛、腹我们每个医生就算是活到90岁,凉,每日十点钟发作,至天亮缓解,

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病都看过,但是

6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

通过学医案,就可以看到触类旁通

的东西。今天我们从医案开始,和倪诚老师共同来讲解经方应用的

一些原理。在方剂书上,乌梅丸放在驱虫剂中,认为乌梅丸是治蛔厥的,但是现在临床上蛔虫病少了,乌梅丸是否就没机会用了?另外将蛔虫病等同于胆道蛔虫病是不正确的。这些问题需要我们来拓宽思路解决。

如这个病例,全世界文献中只

有300例左右,

是罕见的病例。典型的嗜酸粒细胞性胃肠炎以胃肠

道的嗜酸性粒细胞浸润、胃肠道水肿增厚为特点。患者腹痛、恶心、肠梗阻、腹水,这些症状相当于一个急腹症的表现。我们就根据腹痛的时间、腹泻的特点,在辨证的时候诊断它是脾肾虚寒,肝旺乘

脾。在三个方子组合之中,乌梅丸是首方。其中小柴胡汤是调理三

焦的,

其可治腹痛是一个特点。同学们学《伤寒论》时,只知道小柴胡汤证是“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并不知道小柴胡汤还治腹痛。但是在《伤寒论》中还有“伤寒,阳脉涩,阴脉弦,

法当腹中急痛,先与小建中汤;不差者,

小柴胡汤主之”。所以小柴胡汤也是治疗腹痛的方子,而且此处用来治腹痛,并不是来“和解少阳”的。因此,不能一见小柴胡汤就给它定义为

“和解少阳”。其中,痛泻要方是治痛泻的。三个方子合用,最终有了这样的效果。所以我们从中得到一个启示:乌梅丸不仅仅是驱虫剂。我们在应用经方

的时候,

要打开思路。2.2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医案评析

医案

唐某某,男,

55岁。北京某机

关干部。2001年7月31日初诊。主诉:腹痛、腹泻、黏液便15年。现病史:每日晨起腹泻、黏液便,伴有左少腹隐痛,三餐后半小时复又夜间更衣2~3次,腹部胀临厕,气,肠鸣排气,里急后重,历时15年,反复发作。诊断:西医诊为溃疡性结肠炎(UC);中医辨为脾寒

次数较诊疗前减其大半,黏液排出

晨起有成形大便,饮食、睡眠减少,

尚可。刻下仍腹胀气体频多,晚餐后偶有里急后重,夜间如厕2~3次,带有泡沫。脉象涩滞欠畅(有左束支传导不畅),拟方再图。处乌贼骨20g,诃子方:生黄芪15g,10g,赤石脂20g(布包),补骨脂

10g,党参15g,白芍10g,炮姜10g,15金银花15g,桔梗10g,百部10g,

付,水煎服。

分析

倪诚: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

又称溃疡性结肠炎(UA)。肠炎,

本病病程较长,病情轻重不等或时轻时重,多有反复发作趋势。西医认为本病是一种病因不明的直肠和结肠炎性疾病,目前认为本病的涉及发病主要由于免疫机制异常,体液与细胞免疫反应,并与遗传因素有关。王琦教授认为本病治疗的难点为久泻或反复发作,病久之后,本虚标实,寒热夹杂,多见大便溏薄,时夹脓血、黏液,腹痛里急,畏寒肢冷,口苦而干,舌淡苔腻,脉濡或虚数。可从内痈论治,以温中去腐生肌为治法。常用乌梅清肠、

丸合薏苡附子败酱散、痛泻要方进以趋达到免疫调节及降低行加减,

肠黏膜局部炎症反应的作用。该患者腹痛、腹泻、黏液便15年。症状特点是每天早晨腹泻、黏液便,伴有左少腹隐痛,三餐后半小时一定上厕所,晚上还要2~3次,一天共有十多次大便,而且还

肠鸣排气、里急后伴有腹部胀气、

重,反复发作。西医诊断为溃疡性

结肠炎。王琦老师辨证为脾寒肝旺、湿热蕴结,属于寒热错杂,所以立法寒温并进、敛散并用、去腐生肌。王琦老师治疗溃疡性结肠炎,从内痈去考虑,这是别开生面之处。这里用黄芪、桂枝、白芍、甘草,加上一味饴糖就是黄芪建中汤另外就是乌梅丸和痛泻要方加意,

减。用过一个月方以后,黏冻物就明显减少。在第二诊的时候,王老师做了一些变通,对一些顽固性的疾病、慢性久泻,常从肾论治,所以加补骨脂;另外加了仙鹤草、罂粟

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

7

肝旺,湿热蕴结。立法:寒温并进,10g,煅瓦楞子10g,葛根15g,厚朴

敛散并用,去腐生肌。处方:生黄10g,干姜10g,细辛3g,乌梅20g,芪15g,杭白芍10g,炙甘草6g,防黄连3g,茯苓10g,制苍术10g,白陈皮6g,桂枝10g,乌梅木香10g(后下),白蔹10g。风10g,术10g,15g,细辛3g,党参10g,生姜3片,30付,水煎服。

2002年1月23日五诊:按处蒲公英15g,黄连3g,马齿苋15g,神曲10g,白术10g,饴糖适量冲入

(1汤匙)。30付,水煎服。2001年9月21日二诊:前投乌梅丸合黄芪建中汤、痛泻要方合剂,下泄黏冻物减少,拟方再图。处方:黄芪15g,补骨脂10g,白术10g,防风10g,乌梅15g,仙鹤草15g,吴茱萸10g,地榆10g,罂粟壳10g,白头翁10g,石榴皮10g,白及10g,五倍子10g,孩儿茶6g,木香6g(后下),马齿苋15g,赤石脂10g(布包),诃子10g。30付,水煎服。2001年10月15日三诊:患者自述连续服用21付中药,效果比

方连续服药一个多月,症状较前缓

解:既往腹胀气多,现在虽仍有腹胀,但与以前比症状减轻;白天大便次数减少,里急后重症状有所改善,一般能够控制;平时每天有一

多为晨便。刻下每次成形的大便,

天排便大约在5次左右,即上午1

~2次,下午1次,晚上及夜间3次左右。其中有1~2次能比较正常排便,其它为肠黏膜脱离,每次排出不多。纳可,寐渐善。处方:防风10g,白芍10g,陈皮6g,白术10g,生黄芪20g,桂枝10g,干姜10g,炙甘草6g,细辛3g,乌梅20g,

主要表现在大便次数由原黄连3g,木香10g(后下),白蔹较明显,

来每天十几次到目前的六、七次,10g,乌贼骨20g,诃子10g,赤石脂

20g(布包),大便形状由过去的稀便有黏液到煅瓦楞子15g,补骨脂现在大便能够成型,肠黏膜脱落现

象由过去严重到现在明显减少,伴腹胀、矢气、时有腹痛,仍感里急后重。处方:黄芪20g,补骨脂10g,白术10g,防风10g,乌梅15g,仙鹤草15g,吴茱萸10g,地榆10g,白头石榴皮10g,秦皮15g,赤石翁10g,

脂15g(布包),白及15g,马齿苋15g,厚朴10g,生姜3片,罂粟壳10g,肉豆蔻6g(后下)。30付,水煎服。

2001年12月7日四诊:腹泻

10g,厚朴10g,葛根15g,神曲10g,白头翁10g。24付,水煎服。

2002年4月19日六诊:叠进温清并用,消痈涩肠之剂,数年痼疾渐入佳境,腹胀排气大减。刻下感腹部时寒,投以温熨,脉象弦,舌

苔薄。兹投仍宗原意,温清质淡,

并施,标本兼顾以巩固之。处方:乌梅15g,细辛3g,桂枝10g,淡附片6g(先煎半小时),败酱草30g,川连6g,冬瓜子20g,吴茱萸6g,白蔹10g,防风10g,诃子10g,地榆

壳等收敛药。罂粟壳现在已经不

神健旺。回顾两年来的治疗过程,

“学好经方,。因为后说受用无穷”

能用了,

王琦老师一般用石榴皮来皆王琦教授之功劳也。自我感觉代替。方中配伍防风,体现了散收

王教授的治疗有几个特点:标本兼并用。三诊时病人自述连续服了治,以治本固本为主,着力提高机21付中药效果比较明显:大便由体自身的抵抗力和免疫力,此其一原来每天十多次,目前变为六七也;辨证治疗,循序渐进,不断实现次;大便形状由以前的稀便、有黏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此其二也;液,到现在能够成形,肠黏膜脱落临床处置随机应变,针对病人的特现象明显减少。刻下还有腹胀、排殊情况,不断修改处方,敢于创新,

气、腹痛,所以对上一个方做了一善于化腐朽为神奇,此其三也。

”些微调,加四神丸。注意这里面的一个演变:从一开始的温涩并用,点评

到后来从温补命门之火来考虑。王琦教授:通过这个医案提

四诊时,患者大便次数比一开始减

示,大家读书要读小字,读原文后

轻大半,好了大概六七成,黏液明面的字。乌梅丸在叙述的时候,从

显减少,晨便成形,饮食睡眠尚可,“伤寒,脉微而厥”到“蛔厥者,乌

胀气仍多,便有泡沫。五诊时,患梅丸主之,又主久利”。这个“又主者腹胀减轻,里急后重有所改善,

久利”是乌梅丸的另外一个治疗作

大便次数减少,变成了有形的大用。现在拿它来治疗结肠炎,就是便,

现在大便在五次左右,而且现根据这个“又主久利”

来的。再如在能够形成正常排便,这是一个显在服用理中丸的时候,《伤寒论》里著的变化。现在肠黏膜有时候还没记载服用天数,

服用到腹中暖和有脱离,但是不多。所以五诊的处为止,就有疗效了。大家要记住这方仍以痛泻要方、乌梅丸为基础加样一个问题,不能把原著的东西改减。到六诊时,王琦老师在医案中了、丢了。第二个问题,你用方的写道:叠进温清并用,消痈涩肠之时候一定要考虑病的机制是什么?剂,数年痼疾渐入佳境,腹胀排气这个病用中医的思维来说是一个大减,刻下感腹部时寒,投以温熨,什么样的病机?就是寒热错杂,不脉象弦,舌质淡,苔薄,兹投仍宗原管病是痢疾、

痞满、呕吐,还是腹痛意,温清并施,标本兼顾以巩固之。……主要是抓住一个病机的问题。所以继续用这个方巩固。我们看还有治疗这个病有一个特点,就是第六诊处方中除了用乌梅丸,又加

我在治疗中把它作为“内痈”来治了败酱草,这里就含有《金匮要略》的。患者排出来的像鱼冻子一样的薏苡附子败酱散意。可见,王琦

的东西,在中医来讲就是排的痈老师从内痈去考虑,是一个创新的脓,所以你在这个时候要考虑到这思路。

是一个痈。同时还有热的症状,也下面我介绍患者在2002年5

有腹痛等寒的症状,因此选用薏苡月的书面表述:“近几个月来,病情附子败酱散。但是不要认为薏苡大有好转,可以说有质的飞跃。主

附子败酱散就是治疗肠痈,我们现要表现为:腹胀和疼痛现象大为减在用它来治疗前列腺炎、前列腺盆轻;大便次数减至每天一到二次,腔痛。这个病人十五年的病,我们且成型;睡眠好转,由过去每天4治了一段时间以后好了,至今大概小时到现在的5~6小时,自觉精

七八年未犯,甚至能喝酒了。所以

8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

世的很多方都是从经方来的,宣白承气汤是从承气汤来的,逍遥散也

是从四逆散来的……把经方学好了,

底子打好了,源头抓好了,你这一辈子有很多的用处。2.3

变应性鼻炎医案评析

医案

赵某某,男,

15岁。2010年9月17日初诊。主诉:流涕、打喷嚏不时发作近10年。现病史:自小学开始,不定时突发喷嚏10余多,有时流透明清涕,偶会流泪,自觉与受凉有关。纳可、寐安,大便黏滞,小便正常。舌尖红有点刺,舌上有裂纹,苔白稍腻后有剥苔,脉数。既往史:今年5月罹患痤疮,分布于额部、下颌、前胸、后背,吃辛辣食物后加重。家族史:父亲易发痤疮。诊断:变应性鼻炎。中医诊断:鼻鼽,

辨为特禀质(伏热上干,异气外侵)。治法:清透伏热,散邪通窍。处方:乌梅15g,蝉衣6g,辛夷10g(包煎),苍耳子6g,细辛2g,薄荷6g(后下),防风10g,白芷6g,鹅不食草10g,黄芩10g,百合15g。21付,水煎服。

经随访,用上方调治3月后,近1年未发作,已痊愈。

分析

倪诚:变应性鼻炎,又称过敏性鼻炎,其发病机制尚不完全清楚,现有研究提示其发病与过敏体质(对变态反应的易感性,具有比正常人更高的血清IgE和更多的

肥大细胞数目)、

环境因素诱发、气道黏膜上的上皮细胞分化不全、

Th1和Th2免疫反应失衡而致鼻腔黏膜组织中大量表达Th2细胞因子的细胞浸润、免疫调节失灵、免疫耐受未形成有关。西医主张

避免接触过敏源,但是有人对粉尘

人不是生活在真空当中,所过敏,

以过敏源不可能完全避免。王琦老师经常说,与其避开过敏源,那我们应该想办法让病人耐受过敏源。

变应性鼻炎属于中医学“鼻”、“鼽嚏”、“鼽水”鼽范畴,以突然和反复发作鼻痒、喷嚏、鼻流清涕、鼻塞为临床特征。鼻痒、喷嚏、鼻流清涕、鼻塞等症,貌似寒象,实为异气外侵,腠理闭塞,热素禀伏热,

。《名医杂著·卷八·极怫郁所致

鼻证》所云“肺热鼻塞流清涕”与

《景岳全书·卷二十七·鼻证》所,说“鼻涕多者,多由于火”以及今人所谓“郁热熏鼻”或“肺经伏,,热”虽说到“火热”并未论及体质因素,多从肺和胃肠等脏腑火热“脱敏止嚏考虑。王琦教授创制的汤”以调体为要,以脱敏清热、散邪蝉衣清透内通窍立法。方以黄芩、伏郁热;细辛、辛夷、苍耳子、鹅不食草辛散外邪,宣肺通窍;乌梅之收以防宣散之过,收敛肺气;百合滋阴清热。其中,蝉衣和乌梅是王琦教授用以脱敏的药对。诸药配伍,既可内清伏热、外散客邪,又能脱敏调体。本方可视为乌梅丸的变法,以苦泄之黄芩、辛散之细辛、酸敛之乌梅为核心药法,属于整合药组,开发潜能的变通用方模式。

这是一个15岁的男性患者,2010年9月17日初诊,已经有十年了,经常打喷嚏流鼻涕,经常反复发作。这孩子从小学就开始,每天不定时要打十多个喷嚏,有时候还会流眼泪,自还流透明的鼻涕,己感觉与受凉有关,大便有点黏滞。舌尖有点刺,有裂纹,苔白稍腻后有剥苔,脉数。他除了过敏性鼻炎之外,还有痤疮。西医诊断为变应性鼻炎,中医诊断为鼻鼽,又

。《内经》:“诸病水叫鼽涕里讲

。传统根澄澈清冷,皆属于寒”液,

据鼻塞流清涕等鼻鼽主症,往往从

寒饮伏肺,用小青龙汤论治。跟随他并非从寒王琦老师门诊时发现,饮伏肺论治,而是从伏热上干、异防风、气外侵入手。方中用黄芩、

薄荷这些药来清透伏热;辛夷用来散邪通窍,散的是异气之邪,即“过

。这个孩子只用了21付药,敏源”

因为王老师的号很难挂上,用这个方一共调治了三个多月。经过电话随防,后来他一年多没复发。

点评

王琦教授:关于鼻鼽和鼻渊,《内经》里有“胆移热于脑,则辛頞,鼻渊”就相当于我们现在说的鼻窦炎。鼻鼽,就是流清鼻涕。这个病流清鼻涕是过敏人肺中伏热导致的结果。基于这种认识,治疗时把它看成是清肺中伏热的思想来用药。关于过敏源和过敏人的关系,人们无法完全不接触过敏源,这种阻断过敏源的方法不是一个好方法,我们主张治疗过敏人,就是改变过敏体质。而且调治过敏人的疗效,要经过长期检验,当过地点都不过敏敏人在任何时间、了,才说明治愈了,而且还调整了体质状态。所以我们在治疗这种病的时候,要学习古典知识的基础上也要结合一些现在的诊断。

倪诚:王琦老师治疗变应性鼻,炎,自拟了“脱敏止嚏汤”方中黄

芩、细辛、乌梅,是乌梅丸中的三味药。乌梅丸有三类药组成:是酸味

苦味的黄连、黄柏,和辛味的乌梅,

的细辛、桂枝等。此方中王老师不

用黄连、黄柏,改用了黄芩。从方剂学角度来讲这个方就是乌梅丸的变法。王老师说过一个很重要的思想,不要把温病学家和伤寒学

家完全对立起来。张仲景创制的乌梅丸到了温病学家叶天士衍变

活用经方是温病成连梅汤。善用、

学家的一大特色,如吴鞠通从炙甘

草汤(复脉汤)逐步衍变成一加减、二加减、三加减、三甲复脉汤及大

这是定风珠。显然从经方到时方,一个传扬的过程,所以大家应从中

领悟到王琦老师如何在遵循《伤寒论》应用乌梅丸既主蛔厥又治久利的基础上,结合现在难治病症的特变通运用苦泄、辛散、酸敛核心点,药法,灵活掌握经方应用的精髓。

研究个案的同时,王老师经常鼓励我们学术团队做临床研究观察。所以本人将来源于2009年3月至2011年2月王琦教授和我本人治疗变应性鼻炎的门诊病例进行了疗效观察比较。本研究采用观察组为导病历对照研究的方法,

师采用伏热上干异气外侵调体论

治变应性鼻炎的病例;对照组为传统的寒饮伏肺外邪诱发辨证论治变应性鼻炎的病例,观察导师经验用方的疗效。变应性鼻炎的诊断标准和疗效评价标准采用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科分会2009年版《变应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纳入标准为符合变应性鼻炎的上述诊断标准,年龄≥18周岁,复诊2次以上的门诊病例。排除标准为:①排除诊治资料不全者;②排除急性鼻炎、血管运动性鼻窦炎及变应性鼻炎合并心血管、脑血管、肝、肾和造血系统等严重原发性疾病,精神病患者,妊娠或哺乳期妇女;③处方不以治疗变应性鼻炎为主方的病例;④治疗期间不能坚持治疗或离开原发地点及环境者。采用SPSS11.0统计软件,疗效的统计学检验采用两组等级资料的非参数检验。经过统计学分析,两组患者的基线资料可比。疗效统

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

9

计分析结果显示,在所纳入的61

30例成年人变应性鼻炎的病例中,例导师治疗组与31例对照组的总

54.8%。采用有效率分别是80%、

两组等级资料的非参数检验法进

Z行两组疗效的统计学差异分析,=-6.426,双侧Ρ=0.000(<

0.05),说明两组疗效有统计学差食,干呕腹痛,称“乌梅丸治厥阴、防少阳、护阳明之全剂……”现代常用于消化系统急慢性疾病诸如萎缩性胃炎、顽固性呕吐、慢性非慢性痢疾、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

肠易激综合征等属于厥阴病肝热

脾(肾)虚寒(或脾寒肝旺,犯胃、

,三个是“辛”辛能通能行。此外,

,还有“甘”甘能补能缓急,因此乌梅丸里面核心的问题是记住酸苦、

酸甘、辛苦、辛甘,酸味药是主要乌梅丸里乌梅用量高达三百的,枚,同时还要放在苦酒里浸泡一昼

夜。其它药的一些剂量如细辛是

湿热蕴结)者,本方可起泄肝安胃、6两,当归是4两,蜀椒是4两,桂

异,导师的经验用方治疗变应性鼻温脏散寒作用。只要符合这个机炎的疗效优于传统的经典用方,从理就可以用此方。

而也证明导师的郁热内伏,异气外倪诚:下面我把乌梅丸制方的侵的组方思路优于传统的寒饮伏原理简单介绍一下。大家在学《方肺,外邪诱发的组方思路,这是对剂学》的时候知道乌梅丸证的病机中医药治疗变应性鼻炎组方思路是上热下寒。性质是明确的,寒热的创新和发展,该组方思路值得进错杂,但病位不清。吴鞠通对乌梅一步深入研究。此外,对导师治疗丸证病位的理解是非常到位的,认

组所用自拟方的方次进行用药频为“久痢伤及厥阴,上犯阳明”,厥次和频率的统计,使用10次以上阴和阳明就是在肝和胃。关于乌

的药物频率,依次是蝉衣、乌梅、百

梅丸证的病性,热是肝胃有热,寒合、辛夷、细辛等[1]

。是脾虚肠寒。蛔厥是先有肠寒虫2.4

论乌梅丸制方思想

扰,后是肝胃有热,但总的来讲同倪诚:王琦老师对制方的思想

是寒热错杂。《内经》提出了性味很注重,他认为一个方就是古今医合化配伍,后世医家运用的比较家临床经验和学术思想的载体。少。但到了吴鞠通,每个方都是从下面由王琦老师谈一下乌梅丸的性味合化的角度来配伍。乌梅丸制方思想。

治疗蛔厥和厥阴病,含有三方面的王琦教授:大家学方剂的时配伍:乌梅合黄连、黄柏,酸苦泄候,不能只从表面学到方子的排列

热,其中黄连、黄柏还可以燥湿厚

组合,

要掌握制方思想,掌握了制肠;蜀椒、

细辛、附子、桂枝、干姜辛方思想也就能够把这个方子灵活温之药,除温脏祛寒外,还可以通

运用。对于乌梅丸来说,主要是下阳疏肝,合上黄连、黄柏用以辛开面几个方面制方思想:一方面泄肝

苦降;人参、当归益气养血,其中人安胃,温脏安蛔。《伤寒论》说:参还有培土以御木乘的作用,当归“蛔厥者,其人当吐蛔。今病者静

可以养血柔肝。关于米饭和蜜,一而复时烦者,此为脏寒。蛔上入其般是来引诱蛔虫出动,其实这里用膈,故烦……”。这里面有痛、厥、米饭和蜜合乌梅还有酸甘化阴的吐、烦等症状,属脏寒、肝逆问题。意思,合辛、附、桂、可以辛甘扶阳,痛是肝气不疏,吐是胃气不和,所同时蜜还可以调和诸药。所以这以泄肝安胃。另一方面温脏散寒。个方的功效综合起来是泄肝安胃、

原书记载:“厥阴之为病,消渴,气

温脏安蛔,同时又可温脏散寒[2]

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王琦教授:学乌梅丸要牢牢记

则吐蛔……”吴鞠通移治久痢伤及住几个字,第一个是“酸”,酸收、酸

厥阴,上犯阳明,气上撞心,饥不欲

敛;第二个是“苦”,苦能泄能降;第

10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

枝是6两,跟酸味药量比例差远了,因此酸味是主要的。用乌梅既可涩肠止泻,还能泄肝和胃,敛肝生津。在学乌梅丸的时候不要把温脏安蛔作为唯一功效,应该是泄肝和胃、温脏散寒,安蛔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内容。在叶天士《临证指南医案》中,腹痛、痢疾、呕吐等这些医案里都用到乌梅丸或者用其化裁,这样就把乌梅丸用活了,如用乌梅丸治疗崩漏,把乌梅改成

乌梅炭,

它就能作为止血药,这在妇科病中用得也很多。所以这样掌握乌梅丸就能够在临床上举一

反三。

3五苓散治疗疑难杂病

及其制方思想

3.1

五苓散治疗尿频尿急及泄泻医案评析

倪诚:现在很多人误以为五苓散是中医的利尿剂,因为它治疗蓄水证,水蓄在膀胱,影响到膀胱机能,所以就变成了中医的利尿剂。我们看看王琦教授是如何理解五苓散的制方思想,怎样用于临床实践。下面我将临床现场实录的一个医案介绍给大家。

2009年5月6日上午,晴。国医堂特需一诊室。跟王琦老师出门诊时见到尿频尿急用五苓散治疗的医案,伺诊同学颇感意外和惊奇。这位患者姓李,男,43岁,公司职员,北京市怀柔区人。5年前得了前列腺炎,一直服用西药,病

情时好时坏。半年多来尿频尿急

但服用原来的西药也不管又犯了,

用。除了尿频尿急以外,余无所

苦。王老师问身边自称“杏林小:“你对这个病人如何的袁博士卒”

辨治?”袁博士思索片刻后回答:“患者有前列腺炎,主诉尿频尿急,属于湿热下注,治宜清利湿热,可”用王老师的验方‘五草汤’加减。

;“这个病人体形王老师对大家说

适中,脉平苔薄润,除了尿频尿急

并无排尿疼痛、尿道滴白、阴囊外,

潮湿、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等湿热表现。刚才我问病人时你们有没‘稍微多喝水就会尿频尿有注意到

急,大约10~20分钟一次,下午明?”:“属于气显’王老师说了一句

”不化津所致。随即处方如下:川桂枝10g,猪苓10g,茯苓10g,白术

10g,泽泻10g,益智仁15g,乌药20g。14付,水煎温服。在座的所窃窃私语。因就诊的病有人愕然,人太多,未能进一步请教王老师。大家怀着好奇的心态嘱咐病人下次要来复诊。

2009年5月20日二诊时,患者尿频已减其半。诊述运动后出:“再予汗频多。王老师说了一句

”处方如下:川桂枝10g,猪增益。

苓10g,茯苓10g,白术10g,泽泻10g,乌药20g,益智仁15g,杭白芍15g,桑叶30g。14付,水煎温服。

2009年6月10日三诊时,患:“现在饮水者高兴地告诉王老师后尿频减少,几乎正常,夜间出汗。显著减少,目前有时尿道口滴白”

:“这次要王老师笑着对袁博士说

”处方如下:连翘改治前列腺炎了。

20g,马鞭草20g,土茯苓20g,萆薢15g,石菖蒲10g,生甘草10g,乌药20g,射干10g。14付,水煎服。这个处方再一次地使人感到意外。病人刚走,袁博士耐不住了,抢先

:“前两诊尿频尿急为什问王老师

么要用五苓散?这个方不是利尿:“辨治尿频的吗?”王老师回答说

尿急,不仅要辨尿痛与否,而且还要辨析排尿通畅与否。一般伴尿痛、排尿不畅者为淋证,属实证;否属虚证或虚实夹则为单纯尿频,

杂。这个病人尿频尿急由气不化津,水津直趋膀胱所致,故以温阳化气、布津利水立法。关于五苓散的作用,不能仅理解为利水之剂,还要认识到化气布津的一面。方中桂枝温阳化气以复三焦膀胱气化功能,白术、茯苓健脾布津以使水津四布全身,泽泻、猪苓合茯苓利水渗湿以除有余之水,益智仁、乌药温肾缩尿以兼顾其本。因方证相应,所以病人服药2周后尿频尿急就减轻一半。二诊因伴见出

所以我又加了白芍酸敛止汗频多,

(《本经》)汗,桑叶‘除……出汗’‘治遍身出汗不止’(《种杏仙以

)。”方》闻后,大家不约而同地自

:“哦,……言自语原来如此!”这个医案对跟诊学生的感触很深。通过这个医案我也深深认识到,五苓散不能仅理解为利水之剂,还要认识到它化气布津的一面。特别是王老师说用桂枝主要是温阳化气,恢复三焦气化功能,白术健脾布津功能。另外王老师

:“五苓散利有余之水,说道真武汤”是利不足之水。这句话用来概括这两个方子的特点特别精炼。王老师用五苓散利水渗湿、化气布津,兼顾温肾缩尿,其中用白芍既可酸敛止汗,还能解除膀胱括约肌

桑叶是王老师用于止痉挛。另外,

汗的一个专药。

时隔不久,王老师还给我转发过二则患儿家长的短信,内容如下:

“王伯伯:我家宝宝吃了您开

的药立刻见了效!吃了两付,连续

而且成形,真两天每天大便一次,

的很神奇啊!改天一定带宝宝登

门向神医爷爷道谢!不知第三付还要不要吃呢?”

“王老师:你的妙方一剂而效,我们再次领略了你的精湛医术,笼罩在心头的阴云顷刻消散。全家人的感动、感激自不待言,对你的高超医术更是崇拜得无以复加。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们的谢意,

”相信你会理解一颗母亲的心。当时看到王老师发来的短信,

我有点莫名其妙。后来王老师可能意识到了,过了五分钟又发来一

:“倪诚:该患儿9个月腹泻条短信

数日,用抗生素未止泻,我用了五

”苓散全方加车前子一剂愈。这就是王老师用五苓散加车前子六味

药治疗小儿水泻,效果明显。

王琦教授:关于五苓散的问刚才倪老师已经指出大家在学题,

《伤寒论》的时候给张仲景带了一个帽子,认为五苓散是治疗太阳病膀胱蓄水证,所以认为它是个利尿剂,这种观点一直禁锢了我们的思想,其实这是大家强加于张仲景的。张仲景对于五苓散的运用很

如“渴欲饮水,水入则吐者,名多,

。饮水后即曰水逆,五苓散主之”

“水逆”,吐,此为这个病位在胃,并不在膀胱,但却用了五苓散。同样《金匮要略》在里有“假令瘦人脐下有悸,吐涎沫而癫眩,此水也,五苓散主之”的记载。痰饮、癫眩等,也是用五苓散治疗,所以大家不要禁锢于教科书上的内容,一定要学不然只学会了五苓散治蓄水原著,证,而不知道五苓散的其它治疗作用。而且五苓散在原著里两条原文用治小便不利,大多数条文里有“太阳病,烦渴,如发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欲得饮水者,

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11

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若脉

倪诚:联想到2005年2月王

《伤寒论》里有栀子豉汤,一个豆

浮,

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老师给我的个人专著《新编方剂主之”;“中风发热,六、七日不解而学》作序和书评时写道

:“研究方烦,有表里证,渴欲饮水,水入则吐剂,把握原著精髓,揭示其本来面者,

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其人目至关重要。试想,五苓散如果不渴而口燥烦,小便不利者,五苓散讲化气布津,专治蓄水就成了利尿主之。”这也没都涉及小便不利问剂,

尚治水逆及水气上泛清阳的五题,仍用五苓散。可见条文中涉及苓散就没有着落”。于是,我查阅烦渴最多,小便不利只是其中的一了大量文献,在王老师的指导下,

部分。水停在中焦,停在上焦,水写了

“王琦教授从化气布津论五苓停在膀胱,都可以用五苓散。所以散制方思想及其运用心法”一文,五苓散证的主要病机是气不化津,发表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1不管水停到哪个部位都能用。这

年第十期

[3]

样把握五苓散就有纲目了。《临证王琦教授:关于我论五苓散的

指南医案》里有这样一段话

:“医道制方思想,大家可以参阅倪老师发在乎识证、立法、用方,此为三大关表的论文。我在这里重申几点。

键”。作为医生,如何识证、如何立第一

,“三焦膀胱与腠理毫毛相应”法、如何用方?抓住了这三个问

在五苓散证病机学中的意义。首题,就抓住了关键。我提出‘抓主

先,刚才已经论述五苓散证并非

病主证(症)主方是三个关键’“膀胱蓄水”

之一端。五苓散治疗……处方用药也有思想”。阅倪诚的病状很多,希望大家能够按照原医师论五苓散化气布津方旨,则见文的精神,

能把五苓散整个条文,其推求师意,亦见其引而不发者跃能够综合的来看。其次,五苓散证如焉。盖就案说案,就方云方,则的病机核心是三焦不能化气布津,未见推求之功。

病位在三焦而不仅是膀胱,病性有关于五苓散之化气布津,清·水湿(饮)停蓄某处与水津不布全同治名医火神派鼻祖郑钦安先生身两种情况。

著《医法圆通》,论五苓散圆通运用第二,五苓散并非专事“利法云:“一治大便水泻,而小便全无尿”

,功善化气布津、分消水气。五者。”是说用五苓散利小便实大便苓散针对三焦气化不利,水湿(饮)之意。“此病夏月居多,由暑邪怫内停,水津不布,或兼外邪未解之郁,扰乱正气,以致阑门失职,津液方证病机,并根据“三焦膀胱与腠

不行于膀胱,而直趋大肠。五苓散

理毫毛相应”、水制在脾的病理生能化膀胱之气,故治之而愈。”此理特点,以淡渗利水为主结合化气

外,治头晕、咳嗽、呕吐、腹胀、小便

布津、解肌发汗、实脾制水而组方短。“病形虽见头晕、咳嗽、呕吐,配伍。五苓散中药物特色配伍有总缘膀胱气化不运,水湿之气不得

以下二组:一是泽泻、猪苓、茯苓配下降,

气机必返于上,上干清道,故桂枝,化气利水,分消水气。二是现以上病形。五苓散专攻利水,水

白术、茯苓配桂枝,化气布津,实脾气下降,气机自顺,故病自愈。”以制水。所以我们在用方的时候要上可见,抓住“气化不利,水停失

注意一个问题,就是要画龙点睛,布”,则本方应用乃有纲目。这么多健脾利水药,但是如果缺少3.2

五苓散制方思想

了桂枝,温通的作用就没有了。

12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

豉,

一个山栀。栀子可清,豆豉可透,一起用就能清透郁热。所以临证处方时应该注意配伍的问题,如四君子汤加了陈皮以后就变成了异功散,四君子汤可以健脾,但是用了陈皮后,

流动之气就产生了。这些道理就是说还要把经典理论用到我们的制方思想上。应用经方,去读《内经》去读《伤寒论》等经典原著,那是回味无穷。每个年龄段所读的意境是不一样的。经典是永恒的,要把经典翻来覆去的读。如某个病人腹泻无度,但没小便,可以通过利小便之后就实大便,这就是一个治法的问题,这样的内容在原著里很多。此外,读了经典理论后还要学药,要了解每个药从古到今应用的变化,这个药本来的作用以及后来的作用。中医不传之秘在于剂量,所以在经方运用的问题上,

大家一定要注意剂量的运用。还要读经方的方后注,比如理中丸原方加减法中,对腹痛者加人参理虚止痛。现在学医的人很少知道人参能治疗腹痛,只知道不通则痛,通则不痛”,全都运用活血化瘀治疗,有失偏颇。

4现场问答及感言

倪诚:今天,王琦老师介绍了

乌梅丸、五苓散的应用经验及其制方思想,唤起了大家对读经典、做临床、跟名师的热情。有人称王老师是怪医,这个怪就是一种灵巧,就是一种创新的体现,其源泉就在于“读经典、做临床、跟名师”

。大家听了今天的讲座,

可能有许多问题要请教王老师。

某同学问:我想提个问题。王老师您刚才说剂量很重要,但是现在原药材从产地到病人手中经过了很多中间环节,药材质量不能保

证,在临证处方的时候该如何去把握饮片的剂量呢?

王琦教授答:你提的问题与我说的剂量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我说的剂量问题并不是你的那个

,《伤寒论》意思。比如说里的承气剂量一变化,方子的名字都汤类,

改变了;炙甘草汤中、乌梅丸中哪个药最重要、哪个药量最多,是对这些剂量的把握。至于你说的问题,要根据当代临床条件下去运用

但是你首先要把经方里的这把握,

些规定的格局掌握好。

某同学问:我刚才听您说乌梅《金匮要略》丸可以治妊娠呕吐,而

中用桂枝汤,这两个方在临床上如何区别应用?

王琦教授答:妊娠呕吐也好,其它呕吐也好,是根据病机来选择照样可以的。现在有的妊娠呕吐,用活血化瘀,但是现在哪个怀孕的你敢用桃仁红花?我当时用找你,

30年前我给学生讲课的时候,过,

一个学生跟我说,他是个妇产科的医生,他就用桃红四物汤治疗妊娠顽固性呕吐,我当时听到觉得很奇怪,可是他治疗了30多例。后来我回去再学习,发现妊娠时当盆腔

就会呕吐,所以他有积血的时候,

用活血化瘀就能把止呕。你刚才

说到用小柴胡汤也好,用桂枝汤也好,或者乌梅丸,要根据病人的脉症,呕吐只是一个表现而已,根据他的脉症来判断他的病机,然后你再选用对应方剂。

某同学问:您刚才强调读经典很重要,但是我们现在看古书有的我想问一下您,除了看医看不懂,学典籍外,还有哪些可以参考?

王琦教授答:其实你不用读

很多的书。读书千遍其义自现!

道理很简单,就是你读了一千遍的时候就会慢慢地领会其中的含义了。

某同学感言:我们听了您的讲座受益无穷。首先我对您的三句话有深刻的印象。第一个就是学医要学案,明白了学习医案的重要性。第二个就是读书要读小字,因为我们平时读书可能比较关注大字,所以会忽略了这些小字。比如您讲的一些临证方法、注意事项一般都在小字上面,这个是我之前读书忽略的问题,回去我要补充这些小字部分。最后就是您让我们读了三遍的话:学好经方,受用无穷。这更让我意识到了经方的重要性,所以我以后还会加强对经方的学习。

某同学感言:我的感悟是用药是经方的精髓。历代医家虽然

但是有些注对经方有很多注释,

释把经方误解了。所以还是要像

王老师说的那样,要读原著,注释可以作为一个参考,但不要搞得定势,我是这样理解的。某同学感言:之前也听了别的老师讲病机治疗学,今天又听更加说明同病了王老师的讲座,

异治的关键就是抓病机。还有就是我们初学者存在的最大问题,拘泥于教课书上的脉症、病症,导致我们对经方的一些理解有局限性。

某同学感言:今天我们听了老师讲的许多医案,知道临床上怎样才能达到举一反三的效果,让我们从一个理论层次上升到一个经验层次。

5结束语

王琦教授:结束之前再跟大家说几句话,我跟倪老师在这里只是说了经方跟大家讲这堂课,的应用,但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希望你们能成为思想内容,

名医。我们靠什么贡献于社会,就是要看好患者的病。但是怎样能成为名医呢?要熟读经典,就像刚才说到的五苓散,它涉及《伤

、《金匮要略》、《温病条辨》寒论》

等相关内容。因此,读经方的背后,要有大量的理论做支撑,底子越厚,对问题的看法就越深刻。第二要学会用,要反复应用经方,自己要有一个思考的过程,就是刚才那位同学说的思维问题,形成医生的感悟和灵巧,这种感悟

不是别人的东西是自己得到的,给的,是要有理论基础的。第三要连续个问题是学习的方法上,不断,持之以恒,要把它做为一种

使命感。不管将来干什么,首先你是一名医生,医生最重要是治好病,如果到了临床上的时候,乌梅丸还记不清楚,这还叫医生吗?如果连这个功夫都做不到是不行的。但是我对大家充满希望。参考文献

[1]倪

诚.王琦教授主病主方学术思想和

临床经验总结及治疗变应性鼻炎的临床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博士2011:71-78.学位论文,[2]倪[3]倪

诚.新编方剂学[M].北京:人民卫诚.王琦教授从化气布津论五苓散

2006:586-587.生出版社,

制方思想及其运用心法[J].北京中医药大2011,34(10):699-701.学学报,

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Journal13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