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徐无鬼原文及翻译_范文大全

庄子徐无鬼原文及翻译

【范文精选】庄子徐无鬼原文及翻译

【范文大全】庄子徐无鬼原文及翻译

【专家解析】庄子徐无鬼原文及翻译

【优秀范文】庄子徐无鬼原文及翻译

范文一:庄子徐无鬼 投稿:于穪穫

庄子·徐无鬼

原文:

黄帝将见大隗乎具茨之山,方明为御,昌寓骖乘,张若、囗(左“言”右“皆”)朋前马,昆阍、滑稽后车。至于襄城之野,七圣皆迷,无所问涂。适遇牧马童子,问涂焉,曰:“若知具茨之山乎?”曰:“然。”“若知大隗之所存乎?”曰:“然。”黄帝曰:“异哉小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请问为天下。”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若此而已矣,又奚事焉!予少而自游于六合之内,予适有瞀病,有长者教予曰:„若乘日之车而游于襄城之野。‟今予病少痊,予又且复游于六合之外。夫为天下亦若此而已。予又奚事焉!”黄帝曰:“夫为天下者,则诚非吾子之事,虽然,请问为天下。”小童辞。黄帝又问。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黄帝再拜稽首,称天师而退。

译文:

黄帝到具茨山去拜见大隗,方明驾驭马车,昌宇做陪乘,张若、謵朋在马前导引,昆阍、滑稽在车后跟随;来到襄城的旷野,七位圣人都迷失了方向,而且没有什么人可以问路。正巧遇上一位牧马的少年,便向牧马少年问路,说:“你知道具茨山吗?”少年回答:“是的。”又问:“你知道大隗居住在什么地方吗?”少年回答:“是的。”黄帝说:“真是奇怪啊,这位少年!不仅知道具茨山,而且知道大隗居住的地方。请问怎样治理天下。”少年说:“治理天下,也就像牧马一样罢了,又何须多事呢!我幼小时独自在天地四方内游玩,碰巧生了头眼眩晕的病,有位长者教导我说:„你还是乘坐太阳车去襄城的旷野里游玩。‟如今我的病已经有了好转,我又将到天地四方之外去游玩。至于治理天下恐怕也就像牧马一样罢了,我又何须去多事啊!”黄帝说:“治理天下,固然不是你操心的事。虽然如此,我还是要向你请教怎样治理天下。”少年听了拒绝回答。黄帝又问。少年说:“治理天下,跟牧马哪里有什么不同呢!也就是去除过分、任其自然罢了!”黄帝听了叩头至地行了大礼,称他为天师而离去。

徐无鬼介绍: “徐无鬼”是开篇的人名,以人名作为篇名。本篇是《庄子》中的又一长篇,由十余个各不相关的故事组成,并夹带少量的议论。全篇内容很杂,中心不明朗,故事之间也缺乏关联,但多数是倡导无为思想的。

全篇大体可分为十四个部分。第一部分至“莫以真人之言謦吾君之侧乎”,写徐无鬼拜见魏武侯,用相马之术引发魏武侯的喜悦,借此讥讽诗、书、礼、乐的无用。第二部分至“君将恶乎用夫偃兵哉”,继续写徐无鬼跟魏武侯的对话,指出当世国君的作法实质上是在害民,只有“应天地之情”,才真正是“社稷之福”。第三部分至“称天师而退”,写黄帝出游于襄城之野,特向牧马小童问路,喻指为政者的迷乱。第四部分至“终身不反悲夫”,批评事事“皆囿于物”的人。第五部分至“未始离于岑而足以造于怨也”,写庄子和惠子的对话,指出天下并没有共同认可的是非标准,从而批评了各家“各是其所是”的态度。第六部分至“吾无与言之矣”,写庄子对惠子的怀念。第七部分至“则隰朋可”,写管仲和桓公的对话,借推荐隰朋阐述无为而治的主张。第八部分至“三年而国人称之”,借吴王射杀猴子的故事,告诫人们不应有所自恃。第九部分至“其后而日远矣”,写南伯子綦对世人迷误的哀叹。第十部分至“大人之诚”,提出“无求,无失,无弃”和“不以物易己”的观点,强调不用言语、返归无为的功效。第十一部分至“然身食肉而终”,表述子綦游于天地不跟外物相违逆的生活旨趣。第十二部分至“夫唯外乎贤者知之矣”,批判唐尧,指斥仁义是贪婪者的工具。第十三部分至“于羊弃意”,批判三种不同的心态,提倡“无所甚亲”、“无所甚疏”的态度。余下为第十四部分,为杂论,主要是阐明顺任自适的思想。

范文二:《庄子·天地》原文及翻译 投稿:黄区医

《庄子·天地》原文及翻译

原文:

子贡南游于楚,反于晋,过汉阴,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凿隧而入井,抱瓮而出灌,滑滑然用力甚多而见功寡。子贡曰:“有械于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见功多,夫子不欲乎?”

为圃者仰而视之曰:“奈何?”曰:“凿木为机,后重前轻,挈水若抽,数如泆汤,其名为槔。”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闻之吾师,有机械者必有机事,有机事者必有机心。机心存于胸中则纯白不备。纯白不备,则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载也。吾非不知,羞而不为也。”

子贡瞒然惭,俯而不对。

有间,为圃者曰:“子奚为者邪?曰:“孔丘之徒也。”为圃者曰:“子非夫博学以拟圣,於于以盖众,独弦哀歌以卖名声于天下者乎?汝方将忘汝神气,堕汝形骸,而庶几乎!汝身之不能治,而何暇治天下乎!子往矣,无乏吾事。”

子贡卑陬失色,顼顼然不自得,行三十里而后愈。其弟子曰:“向之人何为者邪?夫子何故见之变容失色,终日不自反邪?”曰:“始吾以为夫子为天下一人耳,不知复有夫人也。吾闻之夫子:事求可功求成用力少见功多者圣人之道。今徒不然。执道者德全,德全者形全,形全者神全。神全者,圣人之道也。托生与民并行而不知其所之,汒乎淳备哉!功利机巧必忘夫人之心。若夫人者,非其志不之,非其心不为。虽以天下誉之,得其所谓,謷然不顾;以天下非之,失其所谓,傥然不受。天下之非誉,无益损焉,是谓全德之人哉!我之谓风波之民。”

反于鲁,以告孔子。孔子曰:“彼假修浑沌氏之术者也。识其一,不知其二;治其内,而不治其外。夫明白太素,无为复朴,体性抱神,以游世俗之间者,汝将固惊邪?且浑沌氏

之术,予与汝何足以识之哉!”

选自《庄子·天地》

译文:

子贡到南边的楚国游历,返回晋国,经过汉水的南沿,见一老丈正在菜园里整地开畦,打了一条地道直通到井中,抱着水瓮浇水灌地,吃力地来来往往,用力甚多而功效甚少。子贡见了说:“如今有一种机械,每天可以浇灌上百个菜畦,用力很少而功效颇多,老先生你不想试试吗?”种菜的老人抬起头来看着子贡说:“应该怎么做呢?”子贡说:“用木料加工成机械,后面重而前面轻,提水就像从井中抽水似的,快速犹如沸腾的水向外溢出一样,它的名字就叫做桔槔。”种菜的老人面起怒色讥笑着说:“我从我的老师那里听到这样的话,有了机械之类的东西必定会出现机巧之类的事,有了机巧之类的事必定会出现机变之类的心思。机变的心思存留在胸中,那么不曾受到世俗沾染的纯洁空明的心境就不完整齐备;纯洁空明的心境不完备,那么精神就不会专一安定;精神不能专一安定的人,大道也就不会充实他的心田。我不是不知道你所说的办法,只不过感到羞辱而不愿那样做呀。”子贡满面羞愧,低下头去不能作答。

隔了一会儿,种菜的老人说:“你是干什么的呀?”子贡说:“我是孔丘的学生。”种菜的老人说:“你不就是那具有广博学识并处处仿效圣人,以矜夸来超群出众,自唱自和哀叹世事之歌以周游天下卖弄名声的人吗?你要抛弃你的精神和志气,废置你的身形体骸,恐怕就可以逐步接近于道了吧!你自身都不善于修养和调理,哪里还有闲暇去治理天下呢!你走吧,不要在这里耽误我的事情!”

子贡大感惭愧神色顿改,怅然若失而不能自持,走出三十里外方才逐步恢复常态。子贡的弟子问道:“先前碰到的那个人是干什么的呀?先生为什么见到他面容大变顿然失色,一

整天都不能恢复常态呢?”子贡说:“起初我总以为天下圣人就只有我的老师孔丘一人罢了,不知道还会有刚才碰上的那样的人。我从我的老师那里听说到,办事要寻求可行,功业要寻求成就。用的力气要少,获得的功效要多,这就是圣人之道。如今却竟然不是这样。持守大道的人德行才完备,德行完备的人形体才健全,形体健全的人精神才饱满。精神饱满方才是圣人之道。这样的人他们寄托形骸于世间,悠游自在而不知所往,淳和真朴,功利机巧必定不会放在他们这种人的心上。像那样的人,不同于自己的心志不会去追求,不符合自己的思想不会去做。即使让天下人都称誉他,称誉的言词合乎他的德行,他也孤高而不顾;即使让天下人都非议他,非议使其名声丧失,他也无动于衷不予理睬。天下人的非议和赞誉,对于他们既无增益又无损害,这就叫做德行完备的人啊!我只能称作心神不定为世俗尘垢所沾染的人。”

子贡回到鲁国,把路上遇到的情况告诉给孔子。孔子说:“那是借着灌溉菜地研讨和实践浑沌氏主张的人,持守内心的纯一,心神不外分;修养内心,而不求治外在。那明澈白静到如此素洁,清虚无为回返原始的朴质,体悟真性持守精神,优游自得地生活在世俗之中的人,你怎么会不感到惊异呢?况且浑沌氏的主张和修养方法,我和你又怎么能够了解呢?”

范文三:庄子原文及翻译 投稿:廖蠩蠪

(二)适合高年级诵读

第一课《庄周梦蝶》

原文: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qú 惊喜的样子)然周也。 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译文:

庄周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蝴蝶,飘飘荡荡,十分轻松惬意。他这时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庄周。过一会儿,他醒来了,对自己还是庄周感到十分惊奇疑惑。他认真的想了又想,不知道是庄周做梦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庄周与蝴蝶一定是有分别的。这便称之为物我合一吧。

练习:

复述《庄周梦蝶》

第二课《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

原文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háo)梁之上。庄子曰:“鯈(tiáo)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注释:

1.濠梁:濠水的桥上。濠,水名,在现在安徽凤阳。

2.鯈(tiáo)鱼:一种淡水鱼中的银白色小鱼,喜欢在水层下面游动,长约16厘米,又名白鲦。

3. 是:这。

4. 固:固然(固不知子矣);本来(子固非鱼也)。

5. 全:完全,确定是。

6.请 循其本:从最初的话题说起。请:请允许我,循:从„说起。其,话题。本:最初。

7. 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你说”汝安知鱼乐“等等。汝安知鱼乐:你怎么(哪里)知道鱼是快乐的呢。”云者:如此如此。安,怎么。

8.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既:已经,之:它,指“鱼之乐”,下文的同此意。

译文:

庄子和惠子一道在濠水的桥上游玩。庄子说:“鯈鱼在河水中游得多么悠闲自得,这就是鱼儿的快乐呀。”惠子说:“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庄子说:“你又不是我,怎

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儿的快乐?”惠子说:“我不是你,固然就不知道你的想法;你本来就不是鱼,你不知道鱼的快乐,就是可以完全确定的。”庄子说:“请从我们最初的话题说起。你说‘你是从哪里知道鱼的快乐’等等,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知道鱼的快乐而却又问我,所以我说我是在濠水的桥上知道的。”

赏析:

1、人物比较:

在《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中,惠子好辩,重分析,对事物有一种刨根问底的认知态度,重在知识的探讨。庄子智辩,重欣赏,对外界的认识,带有欣赏的态度,将主观的情感发挥到外物上而产生的移情同感的作用。如果说惠子带有逻辑家的个性,那么庄子则具有艺术家的风貌。

2、中心思想: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写了惠子和庄子在濠梁上游玩,并就庄子能否知道“鱼乐”的问题发生辩论,展现了两人不同的认知态度,同时表现了他们思维的敏捷。在辩论中,可见庄子认为的“鱼乐”其实是他内心的愉悦心境的一种折射。 练习:

练习复述这个故事。

第三课《《庄子钓于濮水》

原文: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 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 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宁其生而曳尾涂中乎?”

二大夫余曰:“宁生而曳尾涂中。”

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译文:

庄子在濮河钓鱼,楚国国王派两位大夫前去请他(做官),(他们对庄子)说:“想将国内的事务劳累您啊!”庄子拿着鱼竿没有回头看(他们),说:“我听说楚国有(一只)神龟,死了已有三千年了,国王用锦缎包好放在竹匣中珍藏在宗庙的堂上。这只(神)龟,(它是)宁愿死去留下骨头让人们珍藏呢,还是情愿活着在烂泥里摇尾巴呢?”

两个大夫说:“情愿活着在烂泥里摇尾巴。”

庄子说:“请回吧!我要在烂泥里摇尾巴。”

练习:

复述这个故事。

第四课《惠子相梁》

原文

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之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

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为鹓,子知之乎?夫鹓,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

译文

惠子在梁国做宰相,庄子前往看望他。有人对惠子说:“庄子来梁国,是想取代你做宰相。”于是惠子恐慌起来,在都城内搜寻庄子,整整三天三夜。

庄子前往看望惠子,说:“南方有一种鸟,它的名字叫鹓,你知道吗?鹓从南海出发飞到北海,不是梧桐树它不会停息,不是竹子的果实它不会进食,不是甘美的泉水它不会饮用。正在这时一只鹞鹰寻觅到一只腐烂了的老鼠,鹓刚巧从空中飞过,鹞鹰抬头看着鹓,发出一声怒气:‘吓’!如今你也想用你的梁国来怒叱我吗?

第五课《逍遥游》(节选)

原文:

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

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注释:

(1)冥:亦作溟,海之意。“北冥”,就是北方的大海。下文的“南冥”仿此。传说北海无边无际,水深而黑。

(2)鲲(kūn):本指鱼卵,这里借表大鱼之名。

(3)鹏:本为古“凤”字,这里用表大鸟之名。

(4)怒:奋起。

(5)垂:边远;这个意义后代写作“陲”。一说遮,遮天。

(6)海运:海水运动,这里指汹涌的海涛;一说指鹏鸟在海面飞行。徙:迁移。

(7)天池:天然的大池。

(8)齐谐:书名。一说人名。

(9)志:记载。

(10)击:拍打,这里指鹏鸟奋飞而起双翼拍打水面。

(11)抟(tuán):环绕而上。一说“抟”当作“搏”(bó),拍击的意思。扶摇:又名叫飙,由地面急剧盘旋而上的暴风。

(12)去:离,这里指离开北海。息:停歇。

(13)野马:春天林泽中的雾气。雾气浮动状如奔马,故名“野马”。

(14)尘埃:扬在空中的土叫“尘”,细碎的尘粒叫“埃”。

(15)生物:概指各种有生命的东西。息:这里指有生命的东西呼吸所产生的气息。

(16)极:尽。

译文:

北方的大海里有一条鱼,它的名字叫做鲲。鲲的体积,真不知道大到几千里;变化成为鸟,它的名字就叫鹏。鹏的脊背,真不知道长到几千里;当它奋起而飞的时候,那展开的双翅就像天边的云。这只鹏鸟呀,随着海上汹涌的波涛迁徙到南方的大海。南方的大海是个天然的大池。《齐谐》是一部专门记载怪异事情的书,这本书上记载说:“鹏鸟迁徙到南方的大海,翅膀拍击水面激起三千里的波涛,海面上急骤的狂风盘旋而上直冲九万里高空,离开北方的大海用了六个月的时间方才停歇下来”。春日林泽原野上蒸腾浮动犹如奔马的雾气,低空里沸沸扬扬的尘埃,都是大自然里各种生物的气息吹拂所致。天空是那么湛蓝湛蓝的,难道这就是它真正的颜色吗?抑或是高旷辽远没法看到它的尽头呢?鹏鸟在高空往下看,不过也就像这个样子罢了。

第六课《秋水》(节选)

原文: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jīng)流之大,两涘(sì)渚(zhǔ)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

在己。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曰:野语有之曰:[闻道百,以为莫己若]者。我之谓也。且夫我尝闻少(shǎo)仲尼之闻,而轻伯夷之义者,始吾弗信。今我睹子之难(nán)穷也,吾非至于子之门,则殆(dài)矣。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译文:

秋天的洪水随着季节涨起来了,众多的河流注入黄河。水流巨大,两岸的水边洲岛之间,不能辨别牛马。在这个时候,河神非常高兴,沾沾自喜,认为天下所有盛美的东西都在自己的身上。顺着水流向东行进,到了渤海。面向东看看不见水的尽头。在这个时候,河神才改变了自己原来的看法,抬头仰望着海神感叹道:“俗语有这样的说法‘听说了上百条道理便认为天下没有人能比得上自己的,说的就是我啊。而且我还曾经听说有人认为孔子的学识少,认为伯夷的节义轻。开始我还不相信,如今我看到你的无边无际,我如果不到你面前来,那就危险了。我会永远被有学识的人所讥笑。”

范文四:读_庄子_徐无鬼_札记 投稿:洪挴挵

2001年第6期(总第170期)

󰀁󰀁󰀁

北!方!论!丛

THENORTHERNFORUM

No.6,2001TotalNo.170

[文章编号]1000-3541(2001)06-0084-06

读󰀁庄子󰀂徐无鬼 札记

晁!福!林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北京!100875)

[摘!要]!󰀁庄子 一书宏大博精,立论多奇异浩荡,傲睨万物而不随流俗。可是,其书的有些篇章常被视为∀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甚至被蔑视为∀杂纂#而不可观。但若细致考察其思想端绪,则往往可以发现其精蕴之义。其∀杂篇#的󰀁徐无鬼 可为其中之一典型。是篇实为庄子学派较早的作品,如发挥庄子关于∀道通为一#、∀以心复心#、∀无意则止于分#以及赤子之德和彼此是非等思想,皆颇有精义。󰀁齐物论 历来被认为是庄子自著的典型篇章,其∀道枢#的理论,在󰀁徐无鬼 篇中有很重要的发挥。

[关键词]!庄子;道论;自然

[中图分类号]K231󰀁04!!!![文献标识码]A!

!!下之质执饱而止,是狸德也;中之质若视日;上之质若亡其一。

此外讲上、中、下三种不同品位。本句的关键在于对于∀亡其一#的一字的理解。󰀁释文 和成疏皆训其为∀身也#,∀谓精神不动,若无其身也#(󰀁释文 ),∀神气定审,若丧其身,上品之狗也#(成疏)。其实,∀一#不仅包括躯体,而且包括思想,正如󰀁人间世 所云∀若能入游其樊而无感其名,入则鸣,不入则止。无门无毒,一宅而寓于不得已,则几矣#。󰀁在宥 篇谓∀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岁矣,吾形未常衰#,躯体和思想是相互依存的两极,而∀一#则是其绝对的统一。所谓∀若亡其一#,不仅指忘身,而且指忘掉了思想,简言之即忘掉了自己的存在。仅释∀一#为身体,是不够全面的。再从上文释之,亦可证成此说。上文谓∀中之质若视日#,󰀁释文 :∀视日瞻远也。#成疏:∀意气高远,望如视日。#两说皆可从。可进而分析的,犬的这种∀瞻远#∀高远#之形表现了什么呢?表现的应当就是犬之精神的专一,心无旁骛而专注于一事,因为日有高远之境,故而∀视日#又与普通的∀执饱#有所区别,即不为眼前利益所动。如果说∀上之

质#的∀若亡其一#,指∀若无其身#,那就与∀中之质#的∀若视日#很难有所区别。总之这三个层次的犬的区别,实从一个角度再次说明庄子∀道通为一#∀复通为一#(󰀁齐物论 )的思想。如果此释不误的话,那么此句下文的∀若丧其一#,亦可作如是观。󰀁释文 谓∀若丧其一#之意为∀言丧其偶#,误甚。

∀予少而自游于六合之内,予适有瞀病,有长者教予曰:∃若乘日之车而游于襄城之野。%#此句的∀日#,或指太阳(郭注∀日出而游,日入而息#);或指白昼(成疏∀昼作夜息,乘日遨游#);或指时间(曹础基:∀乘日之车,比喻顺随着时光的流逝#)[1](P368),或喻为车(󰀁释文 引司马云∀以日为车也#,陈鼓应∀乘日之车#即∀乘着日车#)[2](P635)。比较而言,前三说皆嫌拘泥,最后一说虽然近乎经旨,但其意仍不明晰。细绎文义可知,庄子此处强调乘日车,原因在于日在六合之中的位置。六合指∀天地四方#(󰀁齐物论 成疏语),是以方位为说的,那么,∀日#在六合之内抑或是六合之外呢?从本句的∀六合之内#,∀六合之外#的说法看,日当属天,在于六合

[收稿日期]2001-01-07

󰀁󰀁[作者简介]晁福林(1943-),男,河南杞县人,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史及文献

学研究。

󰀁

晁福林:读󰀁庄子󰀂徐无鬼 札记

NotesonZHUANGZi:XUWu󰀂gui

CHAOFu󰀂lin

(BeijingNormalUniversity,Beijing100875,China)

Abstract:Inthecriticalnotes,theauthorre󰀂interpretsthefamousessay,∀XuWu󰀂gui#inZhuangZi.AfewchaptersofZhuangZiwereusuallyregardedas∀ridiculousviewpoints,absurdformulation#inthepast,however,accordingtotheauthor%snewapproach,ZhuangZiisaclassicwhichactuallyhasextensiveknowledgeandprofoundscholarship.Someimportantthoughtsinitsuchasthetheoryof∀Daoshu#weredevelopedin∀XUWu󰀂gui#.

Keywords:ZhuangZi;thetheoryofDao;nature

范文五:庄子·徐无鬼阅读答案 投稿:潘姺姻

阅读下面一段文言文,完成后面的练习。

运斤成风

庄子送葬,过惠子之墓,顾谓从者曰:“郢人(春秋战国时楚国的国都。“郢人”指楚国都城里的某人)垩(石灰)慢(通“墁”,涂抹)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工匠名)(削,清除)之。匠石运(挥动)斤(斧头)成风,听(任凭)而之,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失容。宋元君(宋国国君)闻之,召匠石曰:‘尝试为寡人为之。’匠石曰:‘臣则尝能之。虽然,臣之质(对手)死久矣!’自夫子(指惠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

(出自《庄子·徐无鬼》)

(1)

解释加粗的词语。

(1)顾谓从者曰(  )  (2)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  )

(2)

下列句中“之”字的用法与其他三项不同的一项是(  )

[  ]

A.

庄子送葬,过惠子之墓

B.

使匠石之

C.

尝试为寡人为之

D.

臣则尝能之

(3)

翻译下列句子。

(1)匠石运斤成风,听而之

译: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

译: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庄子与惠子到底是怎样的关系,读完“运斤成风”的故事,相信你能对他们的关系有个正确而客观的认识,请进行简要概括。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答案:1.(1)顾:回头(2)质:对手;2.A;

解析:

(3)

(1)匠石运斧成风,(郢人)任凭匠石(在自己鼻端)斫石灰。(2)自从先生(惠子)死了后,我没有对手了,我没有辩论的对象了!

(4)

惠子死后,庄子再也找不到可以对谈的人了。在这短短的寓言中,流露出纯厚真挚之情。可见,在庄子心目中,惠子是难得的知己。

范文六:庄子·徐无鬼阅读答案 投稿:邹焪焫

阅读下面文言文,回答问题。

害群之马

  黄帝将见①大(ta@)隗(w7i)②乎具茨③之山,适遇牧马童子,问涂④焉,曰:“若⑤知具茨之山乎?”曰:“然⑥。”“若知大隗之所存⑦乎?”曰:“然。”黄帝曰:“异哉⑧小童!非徒⑨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请问为天下⑩。”小童辞(11)。黄帝又问。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12)?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黄帝再拜稽(q!)首(13),称天师而退。

(选自《庄子·徐无鬼》)

  

(1)

用现代汉语翻译下面的句子。

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

(2)

牧童认为如何治理天下?

(3)

源于这个故事的成语是“害群之马”,这个成语的比喻义是________

(4)

在现实生活中哪些人是害群之马?请举1~2个例子。我们应怎样对待这些害群之马?

阅读答案:

答案:

解析:

(1)

治理天下,这不希奇,这与牧马还有什么两样吗?

(2)

牧童认为治理天下如同放牧,除掉害群之马即可。

(3)

这个成语比喻是危害大众集体的人.

(4)

这是一道开放性试题,举例只要是危害人民、危害国家利益的坏人即可。我们的态度应该是与之作坚决的斗争。

范文七:庄子·徐无鬼阅读答案 投稿:张嬆嬇

阅读下面文言文,回答问题。

害群之马

  黄帝将见(1)大隗(2)乎具茨(3)之山,适遇牧马童子,问涂(4)焉,曰:“若(5)知具茨之山乎?”曰:“然(6)。”“若知大隗之所存(7)乎?”曰:“然。”黄帝曰:“异哉(8)小童!非徒(9)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有。请问为天下(10)”。小童辞(11)。黄帝又问。小童曰:“夫为天下者,亦奚以异平牧马者哉(12)?亦去其害马者而已矣。”黄帝再拜稽首(13),称天师而退。

(节选自《庄子·徐无鬼》)

【注】(1)见:拜访。(2)大隗:传说中的神名。(3)具茨:山名,在荥阳密县(今河南省密县)。(4)涂:同“途”,即路,(5)若:你。(6)然:是的。表应答。(7)所存:所在的地方。(8)异哉:了不起啊。异,不寻常。(9)非徒:不但,不只。(10)为天下:治理天下。(11)辞:谢绝。(12)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这与牧马还有什么两样吗;奚,何。以,因。异,不同。乎,于,相当于“与”、“跟”。(13)稽首:叩头。

(1)解释下列句中加粗的词。

①黄帝将见大隗乎具茨之山(  )

②问涂焉(  )

③亦去其害马者而已(  )

④黄帝再拜稽首(  )

(2)用现代汉语翻译下面的句子。

夫为天理者,亦奚以异乎牧马者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用简练的语言概述这个故事的内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牧童认为如何治理天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源于这个故事的成语是“害群之马”,这个成语的比喻义是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答案:略

解析:

(1)①拜见;②同“途”;③罢了;④叩头

(2)治理天下的人同放马的人有什么不同吗?

(3)短文记叙了一个牧童回答黄帝如何治理天下的故事。

(4)牧童认为治理天下如同放牧,除掉害群之马即可。

(5)危害大众集体的人。

  [附参考译文]有一次,黄帝要到具茨山去,拜见大隗神,在襄城迷了路。恰好遇见一个放马的男孩,便问道:“你知道具茨山在哪里吗?”男孩回答说:“知道。”黄帝又问道:“你知道大隗住在哪里吗?”男孩又回答说:“知道。”黄帝很高兴,说:“小孩,你真了不起啊,不但知道具茨山,还知道大隗的住处。让我再问问你,可知道怎样治理天下吗?”男孩谢绝回答。黄帝见男孩十分聪明伶俐,便再次要他回答,究竟怎样治理天下。男孩无奈,便回答说:“治理天下的人,难道与放马的人有什么不同吗?只不过是把危害马群的坏马驱逐出去而已!”黄帝对这男孩的回答非常满意。称他为“天师”,恭恭敬敬地向他拜了几拜,然后离去。

范文八:庄子原文翻译最后一篇至乐 投稿:石靪靫


  一

  天下有至乐无有哉?有可以活身者无有哉?今奚为奚据?奚避奚处?奚就奚去?奚乐奚恶?

  夫天下之所尊者,富贵寿善也;所乐者,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声也;所下者,贫贱夭恶也;所苦者,身不得安逸,口不得厚味,形不得美服,目不得好色,耳不得音声;若不得者,则大忧以惧。其为形也亦愚哉!

  夫富者,苦身疾作,多积财而不得尽用,其为形也亦外矣。夫贵者,夜以继日,思虑善否,其为形也亦疏矣。人之生也,与忧俱生,寿者惛惛,久忧不死,何苦也!其为形也亦远矣。烈士为天下见善矣,未足以活身。吾未知善之诚善邪,诚不善邪?若以为善矣,不足活身;以为不善矣,足以活人。

  故曰:“忠谏不听,蹲循勿争。”故夫子胥争之以残其形,不争,名亦不成。

  诚有善无有哉?

  今俗之所为与其所乐,吾又未知乐之果乐邪,果不乐邪?吾观夫俗之所乐,举群趣者,诠然如将不得已,而皆曰乐者,吾未之乐也,亦未之不乐也。

  果有乐无有哉?吾以无为诚乐矣,又俗之所大苦也。故曰,“至乐无乐,至誉无誉。”

  天下是非果未可定也。虽然,无为可以定是非。至乐活身,唯无为几存。

  请尝试言之。天无为以之清,地无为以之宁,故两无为相合,万物皆化。芒乎芴乎,而无从出乎!芴乎芒乎,而无有象乎!万物职职,皆从无为殖。故曰天地无为也而无不为也,人也孰能得无为哉!

  二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

  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慨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三

  支离叔与滑介叔观于冥伯之丘,昆仑之虚,黄帝之所休。俄而柳生其左肘,其意蹶蹶然恶之。

  支离叔曰:“子恶之乎?”

  滑介叔曰:“亡,予何恶!生者,假借也;假之而生生者,尘垢也。死生为昼夜。且吾与子观化而化及我,我又何恶焉!”

  四

  庄子之楚,见空髑髅,髒然有形,撽以马捶,因而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钺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

  于
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辩士。

  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

  庄子曰:“然。”

  髑髅曰:“死,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四时之事,从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

  庄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骨肉肌肤,反子父母妻子闾里知识,子欲之乎?”

  骷髅深蹙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

  五

  颜渊东之齐,孔子有忧色。子贡下席而问曰:“小子敢问,回东之齐,夫子有忧色,何邪?”

  孔子曰:“善哉汝问!昔者管子有言,丘甚善之,曰:“褚小者不可以怀大,绠短者不可以汲深。’夫若是者,以为命有所成而形有所适也,夫不可损益。吾恐回与齐侯言尧舜黄帝之道,而重以燧人神农之言。彼将内求于己而不得,不得则惑,人惑则死。

  “且女独不闻邪?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

  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夫以鸟养养鸟者,宜栖之深林,游之坛陆,浮之江湖,食之鳅,随行列而止,委蛇而处,彼唯人言之恶闻,奚以夫为乎!咸池九韶之乐,张之洞庭之野,鸟闻之而飞,兽闻之而走,鱼闻之而下入,人卒闻之,相与还而观之。鱼处水而生,人处水而死,彼必相与异,其好恶故异也。故先圣不一其能,不同其事。名止于实,义设于适,是之谓条达而福持。”

  六

  列子行食于道从,见百岁髑髅,攓蓬而指之曰:“唯予与汝知而未尝死,未尝生也。若果养乎?予果欢乎?”

  七

  种有几?得水则为继,得水土之际则为蛙之衣,生于陵屯则为陵舄,陵舄得郁栖则为乌足。乌足之根为蛴螬,其叶为蝴蝶。蝴蝶胥也化而为虫,生于灶下,其状若脱,其名为鸲掇。鸲掇千日为鸟,其名为干余骨。干余骨之沫为斯弥,斯弥为食醯;颐辂生乎食醯,黄軦生乎九猷;瞀芮生乎腐蠸.羊奚比乎不,久竹生青宁;青宁生程,程生马,马生人,人又反入于机。

  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

  【大意】

  至乐,最大的快乐。作者取首句中的二字作为题目,同时也表明了全篇的中心。什么是最大的快乐?作者认为“至乐无乐”。生老病死都是人们不可躲避的苦恼,作者以几个寓言说明死亡、疾病都是自然的变化,只要认识到这一点,就不值得为之忧伤了。在生活中排除了这些引起人忧伤的事,顺应自然,也就可以得到最大的快乐了
。作者讲的这番道理,后人称之为以情从理,冯友兰先生称之为以理化情。


 

范文九:庄子原文翻译最后一篇至乐 投稿:梁铩铪

至乐

  一

  天下有至乐无有哉?有可以活身者无有哉?今奚为奚据?奚避奚处?奚就奚去?奚乐奚恶?

  夫天下之所尊者,富贵寿善也;所乐者,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声也;所下者,贫贱夭恶也;所苦者,身不得安逸,口不得厚味,形不得美服,目不得好色,耳不得音声;若不得者,则大忧以惧。其为形也亦愚哉!

  夫富者,苦身疾作,多积财而不得尽用,其为形也亦外矣。夫贵者,夜以继日,思虑善否,其为形也亦疏矣。人之生也,与忧俱生,寿者惛惛,久忧不死,何苦也!其为形也亦远矣。烈士为天下见善矣,未足以活身。吾未知善之诚善邪,诚不善邪?若以为善矣,不足活身;以为不善矣,足以活人。

  故曰:“忠谏不听,蹲循勿争。”故夫子胥争之以残其形,不争,名亦不成。

  诚有善无有哉?

  今俗之所为与其所乐,吾又未知乐之果乐邪,果不乐邪?吾观夫俗之所乐,举群趣者,诠然如将不得已,而皆曰乐者,吾未之乐也,亦未之不乐也。

  果有乐无有哉?吾以无为诚乐矣,又俗之所大苦也。故曰,“至乐无乐,至誉无誉。”

  天下是非果未可定也。虽然,无为可以定是非。至乐活身,唯无为几存。

  请尝试言之。天无为以之清,地无为以之宁,故两无为相合,万物皆化。芒乎芴乎,而无从出乎!芴乎芒乎,而无有象乎!万物职职,皆从无为殖。故曰天地无为也而无不为也,人也孰能得无为哉!

  二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

  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慨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三

  支离叔与滑介叔观于冥伯之丘,昆仑之虚,黄帝之所休。俄而柳生其左肘,其意蹶蹶然恶之。

  支离叔曰:“子恶之乎?”

  滑介叔曰:“亡,予何恶!生者,假借也;假之而生生者,尘垢也。死生为昼夜。且吾与子观化而化及我,我又何恶焉!”

  四

  庄子之楚,见空髑髅,髒然有形,撽以马捶,因而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钺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


  于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辩士。

  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

  庄子曰:“然。”

  髑髅曰:“死,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四时之事,从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

  庄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骨肉肌肤,反子父母妻子闾里知识,子欲之乎?”

  骷髅深蹙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

  五

  颜渊东之齐,孔子有忧色。子贡下席而问曰:“小子敢问,回东之齐,夫子有忧色,何邪?”

  孔子曰:“善哉汝问!昔者管子有言,丘甚善之,曰:“褚小者不可以怀大,绠短者不可以汲深。’夫若是者,以为命有所成而形有所适也,夫不可损益。吾恐回与齐侯言尧舜黄帝之道,而重以燧人神农之言。彼将内求于己而不得,不得则惑,人惑则死。

  “且女独不闻邪?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

  此以己养养鸟也,非以鸟养养鸟也。夫以鸟养养鸟者,宜栖之深林,游之坛陆,浮之江湖,食之鳅,随行列而止,委蛇而处,彼唯人言之恶闻,奚以夫为乎!咸池九韶之乐,张之洞庭之野,鸟闻之而飞,兽闻之而走,鱼闻之而下入,人卒闻之,相与还而观之。鱼处水而生,人处水而死,彼必相与异,其好恶故异也。故先圣不一其能,不同其事。名止于实,义设于适,是之谓条达而福持。”

  六

  列子行食于道从,见百岁髑髅,攓蓬而指之曰:“唯予与汝知而未尝死,未尝生也。若果养乎?予果欢乎?”

  七

  种有几?得水则为继,得水土之际则为蛙之衣,生于陵屯则为陵舄,陵舄得郁栖则为乌足。乌足之根为蛴螬,其叶为蝴蝶。蝴蝶胥也化而为虫,生于灶下,其状若脱,其名为鸲掇。鸲掇千日为鸟,其名为干余骨。干余骨之沫为斯弥,斯弥为食醯;颐辂生乎食醯,黄軦生乎九猷;瞀芮生乎腐蠸.羊奚比乎不,久竹生青宁;青宁生程,程生马,马生人,人又反入于机。

  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

  【大意】

  至乐,最大的快乐。作者取首句中的二字作为题目,同时也表明了全篇的中心。什么是最大的快乐?作者认为“至乐无乐”。生老病死都是人们不可躲避的苦恼,作者以几个寓言说明死亡、疾病都是自然的变化,只要认识到这一点,就不值得为之忧伤了。在生活中排除了这些引起人忧伤的事,顺应自然,也就可以得到最大
的快乐了。作者讲的这番道理,后人称之为以情从理,冯友兰先生称之为以理化情。


 

范文十:庄子原文翻译知北游 投稿:孟谠谡


  一

  知北游于玄水之上,登隐弅之丘,而适遭无为谓焉。知谓无为谓曰:“予欲有问乎若:何思何虑则知道?何处何服则安道?何从何道则得道?”三问而无为谓不答也,非不答,不知答也。

  知不得问,反于白水之南,登狐阕之上,而睹狂屈焉。知以之言也问乎狂屈。狂屈曰:“唉!予知之,将语若。中欲言而忘其所欲言。”

  知不得问,反于帝宫,见黄帝而问焉。黄帝曰:“无思无虑始知道,无处无服始安道,无从无道始得道。”

  知问黄帝曰:“我与若知之,彼与彼不知也,其孰是邪?”

  黄帝曰:“彼无为谓真是也,狂屈似之;我与汝终不近也。夫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圣人行不言之教。道不可致,德不可至。仁可为也,义可亏也,礼相伪也。故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礼者,道之华而乱之首也。’故曰:“为道者日损,损之又损之以至于无为,无为而不无为也。’今已为物也,欲复归根,不亦难乎!其易也,其唯大人乎!

  “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孰知其纪!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若死生为徒,吾又何患!故万物一也,是其所美者为神奇,其所恶者为臭腐;臭腐复化为神奇,神奇复化为臭腐。故曰:“通天下一气耳。’圣人故贵一。”

  知谓黄帝曰:“吾问无为谓,无为谓不应我,非不我应,不知应我也。

  吾问狂屈,狂屈中欲告我而不我告,非不我告,中欲告而忘之也。今予问乎若,若知之,奚故不近?”

  黄帝曰:“彼其真是也,以其不知也;此其似之也,以其忘之也;予与若终不近也,以其知之也。”

  狂屈闻之,以黄帝为知言。

  二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

  今彼神明至精,与彼百化,物已死生方圆,莫知其根也,扁然而万物自古以固存。六合为巨,未离其内;秋豪为小,待之成体。天下莫不沈浮,终身不故;阴阳四时运行,各得其序。惛然若忘而存,油然不形而神,万物畜而不知。此之谓本根,可以观于天矣。

  三

  啮缺问道乎被衣,被衣曰:“若正汝形,一汝视,天和将至;摄汝知,一汝度,神将来舍。德将为汝美,道将为汝居,汝瞳焉如新生之犊而无求其故!”

  言未卒,啮缺睡寐。被衣大说,行歌而去之,曰:“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实知,不以故自持。媒媒晦晦,无心而不可与谋。彼何人哉!”

 
 四

  舜问乎丞曰:“道可得而有乎?”

  曰:“汝身非汝有也,汝何得有夫道?”

  舜曰:“吾身非吾有也,孰有之哉?”

  曰:“是天地之委形也;生非汝有,是天地之委和也;性命非汝有,是天地之委顺也;孙子非汝有,是天地之委蜕也。故行不知所往,处不知所持,食不知所味。天地之强阳气也,又胡可得而有邪!”

  五

  孔子问于老聃曰:“今日晏闲,敢问至道。”

  老聘曰:“汝斋戒,疏瀹而心,澡雪而精神,掊击而知!夫道,惛然难言哉!将为汝言其崖略。

  “夫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形本生于精,而万物以形相生,故九窍者胎生,八窍者卵生。其来无迹,其往无崖,无门无房,四达之皇皇也。邀于此者,四肢强,思虑恂达,耳目聪明,其用心不劳,其应物无方。天不得不高,地不得不广,日月不得不行,万物不得不昌,此其道与!

  “且夫博之不必知,辩之不必慧,圣人以断之矣。若夫益之而不加益,损之而不加损者,圣人之所保也。渊渊乎其若海,巍巍乎其终则复始也,运量万物而不匮。则君子之道,彼其外与!万物皆往资焉而不匮,此其道与!

  “中国有人焉,非阴非阳,处于天地之间,直且为人,将反于宗。自本观之,生者,暗醷物也。虽有寿夭,相去几何?须臾之说也。奚足以为尧桀之是非!果瓜有理,人伦虽难,所以相齿。圣人遭之而不违,过之而不守。

  调而应之,德也;偶而应之,道也;帝之所兴,王之所起也。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注然勃然,莫不出焉;油然醷然,莫不入焉。已化而生,又化而死,生物哀之,人类悲之。解其天,堕其天,纷乎宛乎,魂魄将往,乃身从之,乃大归乎!不形之形,形之不形,是人之所同知也,非将至之所务也,此众人之所同论也。彼至则不论,论则不至。明见无值,辩不若默。道不可闻,闻不若塞。此之谓大得。”

  六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在乎?”

  庄子曰:“无所不在。”

  东郭子曰:“期而后可。”

  庄子曰:“在蝼蚁。”

  曰:“何其下邪?”

  曰:“在狶稗。”

  曰:“何其愈下邪?”

  曰:“在瓦甓。”

  曰:“何其愈甚邪?”

  曰:“在屎溺。”

  东郭子不应。庄子曰:“夫子之问也,固不及质。正获之问于监市履也,每下愈况。汝唯莫必,无乎逃物。至道若是,大言亦然。周遍成三者,异名同实,其指一也。

  “尝相与游乎无何有之宫,
同合而论,无所终穷乎!尝相与无为乎!淡而静乎!漠而清乎!调而闲乎!廖已吾志,无往焉而不知其所至。去而来而不知其所止,吾已往来焉而不知其所终;彷徨乎冯闳,大知入焉而不知其所穷。物物者与物无际,而物有际者,所谓物际者也;不际之际,际之不际者也。谓盈虚衰杀,彼为盈虚非盈虚,彼为衰杀非衰杀,彼为本末非本末,彼为积散非积散也。”

  七

  妸荷甘与神农同学于老龙吉。神农隐几阖户昼暝。妸荷甘日中妸户而入曰:“老龙死矣!”神农隐几拥杖而起,曝然放杖而笑,曰:“天知予僻陋慢訑,故弃予而死,已矣夫子!无所发予之狂言而死矣夫!”

  弇吊闻之,曰:“夫体道者,天下之君子所系焉。今于道,秋豪之端万分未得处一焉,而犹知藏其狂言而死,又况夫体道者乎!视之无形,听之无声,于人之论者,谓之冥冥,所以论道,而非道也。”

  八

  于是泰清问乎无穷曰:“子知道乎?”

  无穷曰:“吾不知。”

  又问乎无为。无为曰:“吾知道。”

  曰:“子之知道,亦有数乎?”

  曰:“有”。

  曰:“其数若何?”

  无为曰:“吾知道之可以贵,可以贱,可以约,可以散,此吾所以知道之数也。”

  泰清以之言也问乎无始曰:“若是,则无穷之弗知与无为之知,孰是而孰非乎?”

  无始曰:“不知深矣,知之浅矣;弗知内矣,知之外矣。”

  于是泰清中而叹曰:“弗知乃知乎!知乃不知乎!孰知不知之知?”

  无始曰:“道不可闻,闻而非也;道不可见,见而非也;道不可言,言而非也。知形形之不形乎!道不当名。”

  无始曰:“有问道而应之者,不知道也。虽问道者,亦未闻道。道无问,问无应。无问问之,是问穷也;无应应之,是无内也。以无内待问穷,若是者,外不观乎宇宙,内不知乎大初,是以不过乎昆仑,不游乎太虚。”

  九

  光曜问乎无有曰:“夫子有乎?其无有乎?”

  光曜不得问,而孰视其状貌,窅然空然,终日视之而不见,听之而不闻,搏之而不得也。

  光曜曰:“至矣!其孰能至此乎!予能有无矣,而未能无无也;及为无有矣,何从至此哉!”

  十

  大马之捶钩者,年八十矣,而不失豪芒。大马曰:“子巧与?有道与?”

  曰:“臣有守也。臣之年二十而好捶钩,于物无视也,非钩无察也。是用之者,假不用者也以长得其用,而况乎无不用者乎!物孰不资焉!”

  十一

  冉求问于仲尼曰:“未有天地可知邪?”

  仲尼
曰:“可。古犹今也。”

  冉求失问而退,明日复见,曰:“昔者吾问‘未有天地可知乎?’夫子曰:“可。古犹今也。’昔日吾昭然,今日吾昧然,敢问何谓也?”

  仲尼曰:“昔之昭然也,神者先受之;今之昧然也,且又为不神者求邪!

  无古无今,无始无终。未有子孙而有子孙,可乎?”

  冉求未对。仲尼曰:“已矣,未应矣!不以生生死,不以死死生。死生有待邪?皆有所一体。有先天地生者物邪?物物者非物。物出不得先物也,犹其有物也。犹其有物也,无已。圣人之爱人也终无已者,亦乃取于是者也。”

  十二

  颜渊问乎仲尼曰:“回尝闻诸夫子曰:“无有所将,无有所迎。’回敢问其游。”

  仲尼曰:“古之人,外化而内不化,今之人,内化而外不化。与物化者,一不化者也。安化安不化,安与之相靡,必与之莫多。狶韦氏之囿,黄帝之圃,有虞氏之宫,汤武之室。君子之人,若儒墨者师,故以是非相也,而况今之人乎?圣人处物不伤物。不伤物者,物亦不能伤也。唯无所伤者,为能与人相将迎。山林与!皋壤与!使我欣欣然而乐与!乐未毕也,哀又继之。

  哀乐之来,吾不能御,其去弗能止。悲夫,世人直为物逆旅耳!夫知遇而不知所不遇,知能能而不能所不能。无知无能者,固人之所不免也。夫务免乎人之所不免者,岂不亦悲哉!至言去言,至为去为。齐知之所知,则浅矣。”

  【大意】

  知,人名。北游,往北方游历。仍取篇首三字为题。本篇写了十一个寓言,都是通过问道来论道。这是一篇专门讨论道家的本体论的文章,反复描述了万物的本体“道”是虚无的,是无所不在、庞大无边的,它产生万物亦支配万物。由于道是虚无的,因而对道也不能问,不能说,不能见,无言无为才能得道。老子以“无”、“有”为道的别名,本篇在“无”之上更提出了“无无”,意即绝对的虚无。


 

字典词典宁波鄞州区小学排名宁波鄞州区小学排名【范文精选】宁波鄞州区小学排名【专家解析】莫尚乎勤的莫莫尚乎勤的莫【范文精选】莫尚乎勤的莫【专家解析】区域经济一体化概念区域经济一体化概念【范文精选】区域经济一体化概念【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