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望舒的诗_范文大全

戴望舒的诗

【范文精选】戴望舒的诗

【范文大全】戴望舒的诗

【专家解析】戴望舒的诗

【优秀范文】戴望舒的诗

范文一:戴望舒的诗 投稿:宋窿竀

戴望舒(1905-1950),1932年《现代》月刊创刊,他在上面发表许多著、译作。出版的诗集有《我底记忆》(1929)、《望舒草》(1933)、《望舒诗稿》(1937)、《灾难的岁月》(1937)、《戴望舒诗全编》(1989)。

古神祠前 秋夜思 印象 夜蛾 白蝴蝶 烦忧 秋天的梦 偶成 断指 我的记忆 游子谣 狱中题壁 我用残损的手掌 过旧居 八重子 在天晴的时候 致萤火 赠克木 夜行者 眼 我思想 乐园鸟

古神祠前

古神祠前逝去的

暗暗的水上,

印着我多少的

思量底轻轻的脚迹,

比长脚的水蜘蛛,

更轻更快的脚迹。

从苍翠的槐树叶上,

它轻轻地跃到

饱和了古愁的钟声的水上

它掠过涟漪,踏过荇藻,

跨着小小的,小小的

轻快的步子走。

然后,踌躇着,

生出了翼翅……

它飞上去了,

这小小的蜉蝣,

不,是蝴蝶,它翩翩飞舞,

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

它高升上去了,

化作一只云雀,

把清音撒到地上……

现在它是鹏鸟了。

在浮动的白云间,

在苍茫的青天上,

它展开翼翅慢慢地,

作九万里的翱翔,

前生和来世的逍遥游。

它盘旋着,孤独地,

在迢遥的云山上,

在人间世的边际;

长久地,固执到可怜。

终于,绝望地

它疾飞回到我心头

在那儿忧愁地蛰伏。

秋 夜 思

谁家动刀尺?

心也需要秋衣。

听鲛人的召唤,

听木叶的呼息!

风从每一条脉络进来,

窃听心的枯裂之音。

诗人云:心即是琴。

谁听过那古旧的阳春白雪?

为真知的死者的慰藉,

有人已将它悬在树梢,

为天籁之凭托——

但曾一度谛听的飘逝之音。

而断裂的吴丝蜀桐,

仅使人从弦柱间思忆华年。

印 象

是飘落深谷去的

幽微的铃声吧,

是航到烟水去的

小小的渔船吧,

如果是青色的珍珠;

它已堕到古井的暗水里。

林梢闪着的颓唐的残阳,

它轻轻地敛去了

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

从一个寂寞的地方起来的,

迢遥的,寂寞的呜咽,

又徐徐回到寂寞的地方,寂寞地。

夜 蛾

绕着蜡烛的圆光,

夜蛾作可怜的循环舞,

这些众香国的谪仙不想起

已死的虫,未死的叶。

说这是小睡中的亲人,

飞越关山,飞越云树,

来慰藉我们的不幸,

或者是怀念我们的死者,

被记忆所逼,离开了寂寂的夜台来。

我却明白它们就是我自己,

因为它们用彩色的大绒翅

遮覆住我的影子,

让它留在幽暗里。

这只是为了一念,不是梦,

就像那一天我化成凤。

白蝴蝶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烦 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秋天的梦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

偶 成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断 指

在一口老旧的、满积着灰尘的书橱中,

我保存着一个浸在酒精瓶中的断指;

每当无聊地去翻寻古籍的时候,

它就含愁地勾起一个使我悲哀的记忆。

这是我一个已牺牲了的朋友底断指,

它是惨白的,枯瘦的,和我的友人一样;

时常萦系着我的,而且是很分明的,

是他将这断指交给我的时候的情景:

“替我保存这可笑可怜的恋爱的纪念吧,

在零落的生涯中,它是只能增加我的不幸。”

他的话是舒缓的,沉着的,像一个叹息,

而他的眼中似乎含有泪水,虽然微笑在脸上。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我知道的只是他在一个工人家里被捕去;

随后是酷刑吧,随后是惨苦的牢狱吧,

随后是死刑吧,那等待着我们大家的死刑吧。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他从未对我谈起过,即使在喝醉酒时。

但我猜想这一定是一段悲哀的事,

他隐藏着, 他想使它随着截断的手指一同被遗忘了。

这断指上还染着油墨底痕迹, 是赤色的,

是可爱的光辉的赤色的,

它很灿烂地在这截断的手指上,

正如他责备别人懦怯的目光在我心头一样。

这断指常带了轻微又粘着的悲哀给我,

但是这在我又是一件很有用的珍品,

每当为了一件琐事而颓丧的时候,

我会说:“好,让我拿出那个玻璃瓶来吧。”

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

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

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

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廖时,

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

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

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挟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者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游子谣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

从泥土掘起他伤损的肢体,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

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

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过旧居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玉,女儿如花,

清晨的呼唤和灯下的闲话,

想一想,会叫人发傻;

单听他们亲昵地叫,

就够人整天地骄傲,

出门时挺起胸,伸直腰,

工作时也抬头微笑。

现在……可不是我回家的午餐?

…… 桌上一定摆上了盘和碗,

亲手调的羹,亲手煮的饭,

想起了就会嘴馋。

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

多少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

叫人不能分辨,日子是那么相类,

同样幸福的日子,这些孪生姊妹!

我可糊涂啦,

是不是今天出门时我忘记说“再见”?

还是这事情发生在许多年前,

其中间隔着许多变迁?

可是这带露台,这扇窗,

那里却这样静,没有声响,

没有可爱的影子,娇小的叫嚷,

只是寂寞,寂寞,伴着阳光。

而我的脚步为什么又这样累?

是否我肩上压着苦难的岁月,

压着沉哀,透渗到骨髓,

使我眼睛朦胧,心头消失了光辉?

为什么辛酸的感觉这样新鲜?

好象伤没有收口,苦味在舌间。

是一个归途的设想把我欺骗,

还是灾难的岁月真横亘其间?

我不明白,是否一切都没改动,

却是我自己做了白日梦,

而一切都在那里,原封不动:

欢笑没有冰凝,幸福没有尘封?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快?

有人开了窗,

有人开了门,

走到露台上

——一个陌生人。

生活,生活,漫漫无尽的苦路!

咽泪吞声,听自己疲倦的脚步:

遮断了魂梦的不仅是海和天,云和树,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八 重 子

八重子是永远地忧郁着的,

我怕她会郁瘦了她的青春。

是的,我为她的健康挂虑着,

尤其是为她的沉思的眸子。

发的香味是簪着辽远的恋情,

辽远到要使人流泪;

但是要使她欢喜,我只能微笑,

只能像幸福者一样地微笑。

因为我要使她忘记她的孤寂,

忘记萦系着她的渺茫的乡思,

我要使她忘记她在走着

无尽的、寂寞的、凄凉的路。

而且在她的唇上,我要为她祝福,

为我的永远忧郁着的八重子,

我愿她永远有着意中人的脸,

春花的脸,和初恋的心。

在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到小径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赤着脚,携着手,

踏着新泥,涉过溪流。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

溪水在温风中晕皱,

看山间移动的暗绿——

云的脚迹——它也在闲游。

致萤火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象一双小手纤纤,

当往日我在昼眠,

把一条薄被

在我身上轻披。

我躺在这里

咀嚼着太阳的香味;

在什么别的天地,

云雀在青空中高飞。

萤火,萤火

给一缕细细的光线——

够担得起记忆,

够把沉哀来吞咽!

赠克木

我不懂别人为什么给那些星辰

取一些它们不需要的名称,

它们闲游在太空,无牵无挂,

不了解我们,也不求闻达。

记着天狼、海王、大熊……这一大堆,

还有它们的成份,它们的方位,

你绞干了脑汁,涨破了头,

弄了一辈子,还是个未知的宇宙。

星来星去,宇宙运行,

春秋代序,人死人生,

太阳无量数,太空无限大,

我们只是倏忽渺小的夏虫井蛙。

不痴不聋,不作阿家翁,

为人之大道全在懵懂,

最好不求甚解,单是望望,

看天,看星,看月,看太阳。

也看山,看水,看云,看风,

看春夏秋冬之不同,

还看人世的痴愚,人世的倥偬:

静默地看着,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乐在空与时以外,

我和欢乐都超越过一切境界,

自己成一个宇宙,有它的日月星,

来供你钻究,让你皓首穷经。

或是我将变成一颗奇异的彗星,

在太空中欲止即止,欲行即行,

让人算不出轨迹,瞧不透道理,

然后把太阳敲成碎火,把地球撞成泥。

夜行者

这里他来了:夜行者!

冷清清的街道有沉着的跫音,

从黑茫茫的雾,

到黑茫茫的雾。

夜的最熟稔的朋友,

他知道它的一切琐碎,

那么熟稔,在它的熏陶中,

他染了它一切最古怪的脾气。

夜行者是最古怪的人。

你看他在黑夜里:

戴着黑色的毡帽,

迈着夜一样静的步子。

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

迢遥的潮汐升涨:

玉的珠贝,

青铜的海藻……

千万尾飞鱼的翅,

剪碎分而复合的

顽强的渊深的水。

无渚崖的水,

暗青色的水;

在什么经纬度上的海中,

我投身又沉溺在

以太阳之灵照射的诸太阳间,

以月亮之灵映光的诸月亮间,

以星辰之灵闪烁的诸星辰间,

于是我是彗星,

有我的手,

有我的眼,

并尤其有我的心。

我唏曝于你的眼睛的

苍茫朦胧的微光中,

并在你上面,

在你的太空的镜子中

鉴照我自己的

透明而畏寒的

火的影子,

死去或冰冻的火的影子。

我伸长,我转着,

我永恒地转着,

在你永恒的周围

并在你之中……

我是从天上奔流到海,

从海奔流到天上的江河,

我是你每一条动脉,

每一条静脉,

每一个微血管中的血液,

我是你的睫毛

(它们也同样在你的

眼睛的镜子里顾影)

是的,你的睫毛,你的睫毛,

而我是你,

因而我是我。

我思想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乐园鸟

飞着,飞着,春,夏,秋,冬,

昼,夜,没有休止,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幸福的云游呢,

还是永恒的苦役?

渴的时候也饮露,

饥的时候也饮露,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神仙的佳肴呢,

还是为了对于天的乡思?

是从乐园里来的呢,

还是到乐园里去的?

华羽的乐园鸟,

在茫茫的青空中

也觉得你的路途寂寞吗?

假使你是从乐园里来的

可以对我们说吗,

华羽的乐园鸟,

自从亚当、夏娃被逐后,

那天上的花园已荒芜到怎样了?

范文二:戴望舒论诗 投稿:覃僗僘

  诗论零札

  竹头木屑,牛溲马勃,运用得法,可成为诗,否则仍是一堆弃之不足惜的废物。罗绮锦绣,贝玉金珠,运用得法,亦可成为诗,否则还是一些徒炫眼目的不成器的杂碎。

  诗的存在在于它的组织。在这里,竹头木屑,牛溲马勃,和罗绮锦绣,贝玉金珠,其价值是同等的。

  批评别人的诗说“如七宝楼台,炫人眼目,拆碎下来,不成片段”,是一种不成理之论。问题不是在于拆碎下来成不成片段,却是在搭起来是不是一座七宝楼台。

  西子捧心,人皆曰美,东施效颦,见者掩面。西子之所以美,东施之所以丑的,并不是捧心或眉颦,而是他们本质上美丑。本质上美的,荆钗布裙不能掩。本质上丑的,珠衫翠袖不能饰。

  诗也是如此,它的佳劣不在形式而在内容。有“诗”的诗,虽以佶屈聱牙的文字写来也是诗;没有“诗”的诗,虽韵律齐整音节铿锵,仍然不是诗。只有乡愚才会把穿了彩衣的丑妇当作美人。

  说“诗不能翻译”是一个通常的错误。只有坏诗一经翻译才失去一切,因为实际它并没有“诗”包涵在内,而只是字眼和声音的炫弄,只是渣滓。真正的诗在任何语言的翻译中都永远保持着它的价值。而这价值,不但是地域,就是时间也不能损坏的。

  翻译可以说是诗的试金石,诗的滤罗。

  不用说,我是指并不歪曲原作的翻译。

  韵律齐整论者说:有了好的内容而加上“完整的”形式,诗始达于完美之境。

  此说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仔细想想,就觉得大谬。诗情是千变万化的,不是仅仅几套形式和韵律的制服所能衣蔽。以为思想应该穿衣裳已经是专断之论了(梵乐希《文学》),何况主张不论肥瘦高矮,都应该一律穿上一定尺寸的制服?

  所谓“完整”并不应该就是“与其他相同”。每一首诗应该有它自己固有的“完整”,即不能移植的它自己固有的形式,固有韵律。

  米尔顿说,韵是野蛮人的创造;但是,一般意义的“韵律”,也不过是半开化人的产物而已。仅仅非难韵实乃五十步笑百步之见。

  诗的韵律不应只有肤浅的存在。它不应存在于文字的音韵抑扬这表面,而应存在于诗情的抑扬顿挫这内里。

  在这一方面,昂德莱·纪德提出过这更正确的意见:“语辞的韵律不应是表面的,矫饰的,只在于铿锵的语言的继承;它应该随着那由一种微妙的起承转合所按拍着的,思想的曲线而波动着。”

  定理:

  音乐:以音和时间来表现的情绪的和谐。

  绘画:以线条和色彩来表现的情绪的和谐。

  舞蹈:以动作来表现的情绪的和谐。

  诗:以文字来表现的情绪的和谐。

  对于我,音乐,绘画,舞蹈等等,都是同义字,因为它们所要表现的是同一的东西。

  把不是“诗”的成分从诗里放逐出去。所谓不是“诗”的成分,我的意思是说,在组织起来时对于诗并非必需的东西。例如通常认为美丽的词藻,铿锵的韵音等等。

  并不是反对这些词藻、音韵本身。只当它们对于“诗”并非必需,或妨碍“诗”的时候,才应该驱除它们。

  (选自《戴望舒文录》,三联书店香港分店)

范文三:诗人戴望舒 投稿:孙攷攸

  【诗歌】   游子谣   □戴望舒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沉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沉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选自《戴望舒诗选》)   【赏析】   乡愁是人类共有的文化心理特征,是人类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在这首《游子谣》里,“雨巷诗人”戴望舒用他那一贯敏感而细腻的情感触角,表现了游子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挥之不去的乡愁情怀。   全诗共五小节,犹如五幅连续的图画,展示了一个水手虽然百般压抑,但还是无法排遣对家园的挥之不去的思念之情。   第一小节写游子因看见“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而触动乡愁。这“青色的蔷薇”犹如导火线,一下子点燃了游子梦里依稀的故乡情,勾起了游子对故乡家园的强烈怀念。   第二小节写斗转星移,家园沧桑。诗人通过一系列的对比,流露出对故乡家园依然贫穷依然衰败的深深叹惋和无奈之情。   第三小节写游子常年漂泊在海上,因为“他沉浮在鲸鱼海蟒间”,思念家园也就成了一种奢望。他哪里有能力顾及故土家园中的一切呢?而这并不是说游子没有乡愁,而是说游子不敢有乡愁,从而进一步深层地反映出了诗人的乡愁之隐之深。   第四小节写游子寻找乡愁的自我解脱方法。游子勉强压抑乡愁之思,虽然现在游子身旁有“旅伴”,但是知道吗?即使这样,游子还是无法忘记那曾经生他养他让他魂牵梦绕的家园。   第五小节写游子丰富又复杂的心情。游子在“旅伴”身上寄托了对家园的眷恋,乡愁并没有因“旅伴”而消除,反而因“旅伴”而更炽烈。“唔,永远沉浮在鲸鱼海蟒间吧。”这一句独白,不正道出了游子内心的一切隐秘吗?   全诗以游子的情感构成往复循环:乡愁不断地萌生,又不断地被理智所抑制。诗人巧妙地抓住了这种循环,从而细微地展现出游子的内心世界――既有坚强的意志,又有不以意志为转移的情绪起伏。   【总结】   戴望舒的诗歌受中国古典诗歌和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影响较大。在诗的内容上他注重诗意的完整和明朗,在形式上不刻意雕琢。戴望舒在诗歌中把强烈的情感寓于朦胧的意象中,以象征化的意境和氛围传达情感,具有诗境的朦胧美;诗的音节与韵脚和谐、统一,朗朗上口,富有音乐美;诗体趋向散文化,用现代派的自由体抒情方式来表现诗人的情绪,使诗歌显得更加朴素,自然,亲切,具有诗体的散文美;诗歌借助于多种艺术手法,如通感、比喻、拟人、象征、重叠等,舞动着语言的斑斓彩翼,给诗歌以美感。   【荆慧/供稿】

范文四:戴望舒诗选 投稿:罗椧椨

戴望舒诗选

戴望舒(1905-1950),浙江杭县(今余杭市)人。笔名有戴梦鸥、

江恩、艾昂甫等。中国现代派代表诗人之一。

1923年考入上海大学文学系。1925年转入震旦大学法文班。1926年同施蛰存、杜衡创办《璎珞》旬刊,在创刊号上发表处女诗作《凝泪出门》和魏尔伦的译诗。1928年与施蛰存、杜衡、冯雪蜂一起创办《文学工场》。1928年《雨巷》一诗在《小说月报》上刊出引起轰动,因此被称为“雨巷诗人”。1929年4月第一本诗集《我底记忆》出版。

1932年《现代》月刊创刊,他曾在该刊发表许多著作和译作。同年11月赴法国,在里昂中华大学肄业。一年后到巴黎大学听讲,深受法国象征派诗人影响。在继续从事著译活动的同时,于1933年出版了诗集《望舒草》。这一阶段的诗作数量较多,艺术上也较成熟,在创作中最具代表意义,戴望舒由此成为中国新诗发展史中现代派的代表诗人。

1935年从法国回国。1936年10月,与卞之琳、孙大雨、梁宗岱、冯至等创办《新诗》月刊。1937年出版诗作合集《望舒诗稿》。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5月赴香港主编《星岛日报》副刊《星座》和英文刊物《中国作家》等。1941年被捕入狱,写下《狱中题壁》和《我用残损的手掌》等作品。这一时期作品后来收入《灾难的岁月》于1948年出版。1949年在北京参加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后在新闻总署国际新闻局工作,1950年因气喘病去世。

诗集有《我底记忆》、《望舒草》、《望舒诗稿》、《灾难的岁月》、《戴望舒诗选》、《戴望舒诗集》,另有译著等数十种。1989年《戴望舒诗全编》出版。 雨巷

忧郁

夕阳下 夜蛾 断指

古神祠前 白蝴蝶 我的记忆 八重子 眼

秋夜思 烦忧 游子谣

在天晴了的时候 我思想

对于天的怀乡病 印象 秋天的梦 狱中题壁 致萤火 乐园鸟

偶成

我用残损的手掌 过旧居 赠克木 萧红墓畔口占

夜行者

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的

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支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静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忧郁

我如今已厌看蔷薇色, 一任她娇红披满枝。

心头的春花已不更开,

幽黑的烦忧已到我欢乐之梦中来。

我的唇已枯,我的眼已枯,

我呼吸着火焰,我听见幽灵低诉。

去吧,欺人的美梦,欺人的幻像, 天上的花枝,世人安能痴想!

我颓唐地在挨度这迟迟的朝夕,

我是个疲倦的人儿,我等待着安息。

夕阳下

晚云在暮天上散锦, 溪水在残日里流金;

我瘦长的影子飘在地上, 像山间古树底寂寞的幽灵。

远山啼哭得紫了, 哀悼著白日底长终; 落叶却飞舞欢迎

幽夜底衣角,那一片清风。

荒冢里流出幽古的芬芳, 在老树枝头把蝙蝠迷上, 它们缠线琐细的私语 在晚烟中低低地回荡。

幽夜偷偷地从天末归来, 我独自还恋恋地徘徊; 在这寂莫的心间,我是

消隐了忧愁,消隐了欢快。

古神祠前

古神祠前逝去的

暗暗的水上, 印着我多少的

思量底轻轻的脚迹, 比长脚的水蜘蛛, 更轻更快的脚迹。

从苍翠的槐树叶上, 它轻轻地跃到

饱和了古愁的钟声的水上 它掠过涟漪,踏过荇藻, 跨着小小的,小小的 轻快的步子走。 然后,踌躇着, 生出了翼翅„„

它飞上去了, 这小小的蜉蝣,

不,是蝴蝶,它翩翩飞舞, 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 它高升上去了, 化作一只云雀,

把清音撒到地上„„ 现在它是鹏鸟了。 在浮动的白云间, 在苍茫的青天上, 它展开翼翅慢慢地, 作九万里的翱翔,

前生和来世的逍遥游。

它盘旋着,孤独地, 在迢遥的云山上, 在人间世的边际;

长久地,固执到可怜。 终于,绝望地

它疾飞回到我心头 在那儿忧愁地蛰伏。

秋夜思

谁家动刀尺? 心也需要秋衣。

听鲛人的召唤, 听木叶的呼息!

风从每一条脉络进来, 窃听心的枯裂之音。

诗人云:心即是琴。

谁听过那古旧的阳春白雪? 为真知的死者的慰藉, 有人已将它悬在树梢, 为天籁之凭托——

但曾一度谛听的飘逝之音。

而断裂的吴丝蜀桐,

仅使人从弦柱间思忆华年。

对于天的怀乡病

怀乡病,怀乡病, 这或许是一切

有一张有些忧郁的脸, 一颗悲哀的心, 而且老是缄默着, 还抽着一枝烟斗的 人们的生涯吧。

怀乡病,哦,我啊,

我也许是这类人之一吧, 我呢,我渴望着回返

到那个天,到那个如此青的天, 在那里我可以生活又死灭, 像在母亲的怀里,

一个孩子欢笑又啼泣。

我啊,我是一个怀乡病者

对于天的,对于那如此青的天的; 那里,我是可以安憩地睡眠, 没有半边头风,没有不眠之夜, 没有心的一切的烦恼,

这心,它,已不是属于我的, 而有人已把它抛弃了, 像人们抛弃了敝舄一样。

印象

是飘落深谷去的 幽微的铃声吧,

是航到烟水去的 小小的渔船吧,

如果是青色的珍珠;

它已堕到古井的暗水里。

林梢闪着的颓唐的残阳, 它轻轻地敛去了

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

从一个寂寞的地方起来的, 迢遥的,寂寞的呜咽,

又徐徐回到寂寞的地方,寂寞地。

夜蛾

绕着蜡烛的圆光,

夜蛾作可怜的循环舞, 这些众香国的谪仙不想起 已死的虫,未死的叶。

说这是小睡中的亲人, 飞越关山,飞越云树, 来慰藉我们的不幸,

或者是怀念我们的死者,

被记忆所逼,离开了寂寂的夜台来。

我却明白它们就是我自己, 因为它们用彩色的大绒翅 遮覆住我的影子, 让它留在幽暗里。

这只是为了一念,不是梦, 就像那一天我化成凤。

白蝴蝶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烦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秋天的梦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

偶成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断指

在一口老旧的、满积着灰尘的书橱中, 我保存着一个浸在酒精瓶中的断指; 每当无聊地去翻寻古籍的时候,

它就含愁地勾起一个使我悲哀的记忆。 这是我一个已牺牲了的朋友底断指,

它是惨白的,枯瘦的,和我的友人一样; 时常萦系着我的,而且是很分明的, 是他将这断指交给我的时候的情景:

“替我保存这可笑可怜的恋爱的纪念吧,

在零落的生涯中,它是只能增加我的不幸。” 他的话是舒缓的,沉着的,像一个叹息,

而他的眼中似乎含有泪水,虽然微笑在脸上。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我知道的只是他在一个工人家里被捕去; 随后是酷刑吧,随后是惨苦的牢狱吧,

随后是死刑吧,那等待着我们大家的死刑吧。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他从未对我谈起过,即使在喝醉酒时。 但我猜想这一定是一段悲哀的事,

他隐藏着, 他想使它随着截断的手指一同被遗忘了。 这断指上还染着油墨底痕迹, 是赤色的, 是可爱的光辉的赤色的,

它很灿烂地在这截断的手指上,

正如他责备别人懦怯的目光在我心头一样。 这断指常带了轻微又粘着的悲哀给我, 但是这在我又是一件很有用的珍品, 每当为了一件琐事而颓丧的时候,

我会说:“好,让我拿出那个玻璃瓶来吧。”

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 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 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

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廖时,

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 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 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挟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者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游子谣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

从泥土掘起他伤损的肢体,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 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 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过旧居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玉,女儿如花,

清晨的呼唤和灯下的闲话,

想一想,会叫人发傻;

单听他们亲昵地叫,

就够人整天地骄傲,

出门时挺起胸,伸直腰,

工作时也抬头微笑。

现在„„可不是我回家的午餐? „„ 桌上一定摆上了盘和碗, 亲手调的羹,亲手煮的饭,

想起了就会嘴馋。

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

多少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 叫人不能分辨,日子是那么相类, 同样幸福的日子,这些孪生姊妹!

我可糊涂啦,

是不是今天出门时我忘记说“再见”? 还是这事情发生在许多年前,

其中间隔着许多变迁?

可是这带露台,这扇窗,

那里却这样静,没有声响,

没有可爱的影子,娇小的叫嚷, 只是寂寞,寂寞,伴着阳光。

而我的脚步为什么又这样累? 是否我肩上压着苦难的岁月, 压着沉哀,透渗到骨髓,

使我眼睛朦胧,心头消失了光辉?

为什么辛酸的感觉这样新鲜? 好象伤没有收口,苦味在舌间。 是一个归途的设想把我欺骗, 还是灾难的岁月真横亘其间?

我不明白,是否一切都没改动, 却是我自己做了白日梦,

而一切都在那里,原封不动: 欢笑没有冰凝,幸福没有尘封?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快?

有人开了窗,

有人开了门,

走到露台上

——一个陌生人。

生活,生活,漫漫无尽的苦路! 咽泪吞声,听自己疲倦的脚步:

遮断了魂梦的不仅是海和天,云和树,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八重子

八重子是永远地忧郁着的,

我怕她会郁瘦了她的青春。

是的,我为她的健康挂虑着, 尤其是为她的沉思的眸子。

发的香味是簪着辽远的恋情, 辽远到要使人流泪;

但是要使她欢喜,我只能微笑, 只能像幸福者一样地微笑。

因为我要使她忘记她的孤寂, 忘记萦系着她的渺茫的乡思, 我要使她忘记她在走着

无尽的、寂寞的、凄凉的路。

而且在她的唇上,我要为她祝福, 为我的永远忧郁着的八重子, 我愿她永远有着意中人的脸, 春花的脸,和初恋的心。

在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到小径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赤着脚,携着手,

踏着新泥,涉过溪流。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

溪水在温风中晕皱,

看山间移动的暗绿——

云的脚迹——它也在闲游。

致萤火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象一双小手纤纤,

当往日我在昼眠,

把一条薄被

在我身上轻披。

我躺在这里

咀嚼着太阳的香味;

在什么别的天地,

云雀在青空中高飞。

萤火,萤火

给一缕细细的光线——

够担得起记忆,

够把沉哀来吞咽!

赠克木

我不懂别人为什么给那些星辰 取一些它们不需要的名称,

它们闲游在太空,无牵无挂, 不了解我们,也不求闻达。

记着天狼、海王、大熊„„这一大堆, 还有它们的成份,它们的方位, 你绞干了脑汁,涨破了头,

弄了一辈子,还是个未知的宇宙。

星来星去,宇宙运行,

春秋代序,人死人生,

太阳无量数,太空无限大,

我们只是倏忽渺小的夏虫井蛙。

不痴不聋,不作阿家翁,

为人之大道全在懵懂,

最好不求甚解,单是望望,

看天,看星,看月,看太阳。

也看山,看水,看云,看风, 看春夏秋冬之不同,

还看人世的痴愚,人世的倥偬: 静默地看着,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乐在空与时以外, 我和欢乐都超越过一切境界,

自己成一个宇宙,有它的日月星, 来供你钻究,让你皓首穷经。

或是我将变成一颗奇异的彗星, 在太空中欲止即止,欲行即行, 让人算不出轨迹,瞧不透道理,

然后把太阳敲成碎火,把地球撞成泥。

夜行者

这里他来了:夜行者!

冷清清的街道有沉着的跫音, 从黑茫茫的雾,

到黑茫茫的雾。

夜的最熟稔的朋友,

他知道它的一切琐碎,

那么熟稔,在它的熏陶中,

他染了它一切最古怪的脾气。

夜行者是最古怪的人。

你看他在黑夜里:

戴着黑色的毡帽,

迈着夜一样静的步子。

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

迢遥的潮汐升涨:

玉的珠贝,

青铜的海藻„„

千万尾飞鱼的翅,

剪碎分而复合的

顽强的渊深的水。

无渚崖的水,

暗青色的水;

在什么经纬度上的海中, 我投身又沉溺在

以太阳之灵照射的诸太阳间, 以月亮之灵映光的诸月亮间, 以星辰之灵闪烁的诸星辰间, 于是我是彗星,

有我的手,

有我的眼,

并尤其有我的心。

我唏曝于你的眼睛的

苍茫朦胧的微光中,

并在你上面,

在你的太空的镜子中

鉴照我自己的

透明而畏寒的

火的影子,

死去或冰冻的火的影子。

我伸长,我转着,

我永恒地转着,

在你永恒的周围

并在你之中„„

我是从天上奔流到海, 从海奔流到天上的江河, 我是你每一条动脉,

每一条静脉,

每一个微血管中的血液, 我是你的睫毛

(它们也同样在你的

眼睛的镜子里顾影)

是的,你的睫毛,你的睫毛,

而我是你,

因而我是我。

我思想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乐园鸟

飞着,飞着,春,夏,秋,冬, 昼,夜,没有休止,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幸福的云游呢,

还是永恒的苦役?

渴的时候也饮露,

饥的时候也饮露,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神仙的佳肴呢,

还是为了对于天的乡思?

是从乐园里来的呢,

还是到乐园里去的?

华羽的乐园鸟,

在茫茫的青空中

也觉得你的路途寂寞吗?

假使你是从乐园里来的 可以对我们说吗,

华羽的乐园鸟,

自从亚当、夏娃被逐后,

那天上的花园已荒芜到怎样了?

萧红墓畔口占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 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1944.11

中国诗歌库 中华诗库 中国诗典 中国诗人 中国诗坛 首页

范文五:戴望舒的诗 投稿:许鞩鞪

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存着,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寥时,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是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多,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音调是古旧的,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气力的。

而且还夹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是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深深的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从泥土

掘起他伤损的肢体,

用他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是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

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你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的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萧红墓畔口占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

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雨 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着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圯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寞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作者简介:戴望舒(1905—1950),浙江杭县人。著有诗集《望舒草》、《望舒诗稿》、《灾难的岁月》等

范文六:戴望舒诗句 投稿:熊梓梔

忧郁 我如今已厌看蔷薇色, 一任她娇红披满枝。  心头的春花已不更开, 幽黑的烦忧已到我欢乐之梦中来。  我的唇已枯,我的眼已枯, 我呼吸着火焰,我听见幽灵低诉。  去吧,欺人的美梦,欺人的幻像, 天上的花枝,世人安能痴想!  我颓唐地在挨度这迟迟的朝夕, 我是个疲倦的人儿,我等待着安息。   山 行 见了你朝霞的颜色, 便感到我落月的沉哀, 却似晓天的云片, 烦怨飘上我心来。  可是不听你啼鸟的娇音, 我就要像流水地呜咽, 却似凝露的山花, 我不禁地泪珠盈睫。  我们行在微茫的山径, 让梦香吹上了征衣, 和那朝霞,和那啼鸟, 和你不尽的缠绵意。   单 恋 者 我觉得我是在单恋着, 但是我不知道是恋着谁: 是一个在迷茫的烟水中的国土吗, 是一枝在静默中零落的花吗, 是一位我记不起的陌路丽人吗? 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我的胸膨胀着, 而我的心悸动着,像在初恋中。  在烦倦的时候, 我常是暗黑的街头的踯躅者, 我走遍了嚣嚷的酒场, 我不想回去,好像在寻找什么。 飘来一丝媚眼或是塞满一耳腻语, 那是常有的事。  但是我会低声说: 。 它们现在是已安份守已了, 但是扶着残醉的洋娃娃却眨着眼睛, 我知道她还会撒痴撒娇: 她的头发是那样地蓬乱,而舞衣又那样地皱,一定的,昨晚她已被亲过了嘴。 那年老的时钟显然已喝得太多了, 他还渴睡着,而把他的职司忘记; 拖鞋已换了方向,易了地位, 他不安静地躺在床前,而横出榻下。 粉盒和香水瓶自然是最漂亮的娇客, 因为她们是从巴黎来的, 而且准跳过那时行的我的恋人,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她有黑色的大眼睛,那不敢凝看我的黑色的大... 4 喜欢 戴望舒 说: 枯枝在寒风里悲叹,死叶在大道上萎残;雀儿在高唱薤露歌,一半儿是自伤自感。大道上是寂寞凄清,高楼上是悄悄无声,只有那孤零的雀儿,伴着孤... 4 喜欢 戴望舒 说: 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范文七:戴望舒诗集 投稿:魏公六

古神祠前

古神祠前逝去的

暗暗的水上,

印着我多少的

思量底轻轻的脚迹,

比长脚的水蜘蛛,

更轻更快的脚迹。

从苍翠的槐树叶上,

它轻轻地跃到

饱和了古愁的钟声的水上

它掠过涟漪,踏过荇藻,

跨着小小的,小小的

轻快的步子走。

然后,踌躇着,

生出了翼翅......

它飞上去了,

这小小的蜉蝣,

不,是蝴蝶,它翩翩飞舞,

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

它高升上去了,

化作一只云雀,

把清音撒到地上......

现在它是鹏鸟了。

在浮动的白云间,

在苍茫的青天上,

它展开翼翅慢慢地,

作九万里的翱翔,

前生和来世的逍遥游。

它盘旋着,孤独地,

在迢遥的云山上,

在人间世的边际;

长久地,固执到可怜。

终于,绝望地

它疾飞回到我心头

在那儿忧愁地蛰伏。

秋 夜 思

谁家动刀尺?

心也需要秋衣。

听鲛人的召唤,

听木叶的呼息!

风从每一条脉络进来,

窃听心的枯裂之音。

诗人云:心即是琴。

谁听过那古旧的阳春白雪?

为真知的死者的慰藉,

有人已将它悬在树梢,

为天籁之凭托——

但曾一度谛听的飘逝之音。

而断裂的吴丝蜀桐,

仅使人从弦柱间思忆华年。

印 象

是飘落深谷去的

幽微的铃声吧,

是航到烟水去的

小小的渔船吧,

如果是青色的珍珠;

它已堕到古井的暗水里。

林梢闪着的颓唐的残阳,

它轻轻地敛去了

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

从一个寂寞的地方起来的,

迢遥的,寂寞的呜咽,

又徐徐回到寂寞的地方,寂寞地。

--------------------------------------------------------------------------------

夜 蛾

绕着蜡烛的圆光,

夜蛾作可怜的循环舞,

这些众香国的谪仙不想起

已死的虫,未死的叶。

说这是小睡中的亲人,

飞越关山,飞越云树,

来慰藉我们的不幸,

或者是怀念我们的死者,

被记忆所逼,离开了寂寂的夜台来。

我却明白它们就是我自己,

因为它们用彩色的大绒翅

遮覆住我的影子,

让它留在幽暗里。

这只是为了一念,不是梦,

就像那一天我化成凤。

--------------------------------------------------------------------------------

白蝴蝶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

烦 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

秋天的梦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

--------------------------------------------------------------------------------

偶 成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

断 指

在一口老旧的、满积着灰尘的书橱中,

我保存着一个浸在酒精瓶中的断指;

每当无聊地去翻寻古籍的时候,

它就含愁地勾起一个使我悲哀的记忆。

这是我一个已牺牲了的朋友底断指,

它是惨白的,枯瘦的,和我的友人一样;

时常萦系着我的,而且是很分明的,

是他将这断指交给我的时候的情景:

“替我保存这可笑可怜的恋爱的纪念吧,

在零落的生涯中,它是只能增加我的不幸。”

他的话是舒缓的,沉着的,像一个叹息,

而他的眼中似乎含有泪水,虽然微笑在脸上。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我知道的只是他在一个工人家里被捕去;

随后是酷刑吧,随后是惨苦的牢狱吧,

随后是死刑吧,那等待着我们大家的死刑吧。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他从未对我谈起过,即使在喝醉酒时。

但我猜想这一定是一段悲哀的事,

他隐藏着, 他想使它随着截断的手指一同被遗忘了。 这断指上还染着油墨底痕迹, 是赤色的,

是可爱的光辉的赤色的,

它很灿烂地在这截断的手指上,

正如他责备别人懦怯的目光在我心头一样。

这断指常带了轻微又粘着的悲哀给我,

但是这在我又是一件很有用的珍品,

每当为了一件琐事而颓丧的时候,

我会说:“好,让我拿出那个玻璃瓶来吧。”

--------------------------------------------------------------------------------

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

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

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

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廖时,

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

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

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挟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者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

游子谣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

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

从泥土掘起他伤损的肢体,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

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

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

过旧居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玉,女儿如花,

清晨的呼唤和灯下的闲话,

想一想,会叫人发傻;

单听他们亲昵地叫,

就够人整天地骄傲,

出门时挺起胸,伸直腰,

工作时也抬头微笑。

现在......可不是我回家的午餐?

...... 桌上一定摆上了盘和碗,

亲手调的羹,亲手煮的饭,

想起了就会嘴馋。

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

多少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

叫人不能分辨,日子是那么相类,

同样幸福的日子,这些孪生姊妹!

我可糊涂啦,

是不是今天出门时我忘记说“再见”?

还是这事情发生在许多年前,

其中间隔着许多变迁?

可是这带露台,这扇窗,

那里却这样静,没有声响,

没有可爱的影子,娇小的叫嚷,

只是寂寞,寂寞,伴着阳光。

而我的脚步为什么又这样累?

是否我肩上压着苦难的岁月,

压着沉哀,透渗到骨髓,

使我眼睛朦胧,心头消失了光辉?

为什么辛酸的感觉这样新鲜?

好象伤没有收口,苦味在舌间。

是一个归途的设想把我欺骗,

还是灾难的岁月真横亘其间?

我不明白,是否一切都没改动,

却是我自己做了白日梦,

而一切都在那里,原封不动:

欢笑没有冰凝,幸福没有尘封?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快?

有人开了窗,

有人开了门,

走到露台上

——一个陌生人。

生活,生活,漫漫无尽的苦路!

咽泪吞声,听自己疲倦的脚步:

遮断了魂梦的不仅是海和天,云和树,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

八 重 子

八重子是永远地忧郁着的,

我怕她会郁瘦了她的青春。

是的,我为她的健康挂虑着,

尤其是为她的沉思的眸子。

发的香味是簪着辽远的恋情,

辽远到要使人流泪;

但是要使她欢喜,我只能微笑,

只能像幸福者一样地微笑。

因为我要使她忘记她的孤寂,

忘记萦系着她的渺茫的乡思,

我要使她忘记她在走着

无尽的、寂寞的、凄凉的路。

而且在她的唇上,我要为她祝福,

为我的永远忧郁着的八重子,

我愿她永远有着意中人的脸,

春花的脸,和初恋的心。

--------------------------------------------------------------------------------

在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到小径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赤着脚,携着手,

踏着新泥,涉过溪流。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

溪水在温风中晕皱,

看山间移动的暗绿——

云的脚迹——它也在闲游。

--------------------------------------------------------------------------------

致 萤 火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象一双小手纤纤,

当往日我在昼眠,

把一条薄被

在我身上轻披。

我躺在这里

咀嚼着太阳的香味;

在什么别的天地,

云雀在青空中高飞。

萤火,萤火

给一缕细细的光线——

够担得起记忆,

够把沉哀来吞咽!

--------------------------------------------------------------------------------

赠 克 木

我不懂别人为什么给那些星辰

取一些它们不需要的名称,

它们闲游在太空,无牵无挂,

不了解我们,也不求闻达。

记着天狼、海王、大熊......这一大堆,

还有它们的成份,它们的方位,

你绞干了脑汁,涨破了头,

弄了一辈子,还是个未知的宇宙。

星来星去,宇宙运行,

春秋代序,人死人生,

太阳无量数,太空无限大,

我们只是倏忽渺小的夏虫井蛙。

不痴不聋,不作阿家翁,

为人之大道全在懵懂,

最好不求甚解,单是望望,

看天,看星,看月,看太阳。

也看山,看水,看云,看风,

看春夏秋冬之不同,

还看人世的痴愚,人世的倥偬:

静默地看着,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乐在空与时以外,

我和欢乐都超越过一切境界,

自己成一个宇宙,有它的日月星,

来供你钻究,让你皓首穷经。

或是我将变成一颗奇异的彗星,

在太空中欲止即止,欲行即行,

让人算不出轨迹,瞧不透道理,

然后把太阳敲成碎火,把地球撞成泥。

--------------------------------------------------------------------------------

夜 行 者

这里他来了:夜行者!

冷清清的街道有沉着的跫音,

从黑茫茫的雾,

到黑茫茫的雾。

夜的最熟稔的朋友,

他知道它的一切琐碎,

那么熟稔,在它的熏陶中,

他染了它一切最古怪的脾气。

夜行者是最古怪的人。

你看他在黑夜里:

戴着黑色的毡帽,

迈着夜一样静的步子。

--------------------------------------------------------------------------------

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

迢遥的潮汐升涨:

玉的珠贝,

青铜的海藻......

千万尾飞鱼的翅,

剪碎分而复合的

顽强的渊深的水。

无渚崖的水,

暗青色的水;

在什么经纬度上的海中,

我投身又沉溺在

以太阳之灵照射的诸太阳间,

以月亮之灵映光的诸月亮间,

以星辰之灵闪烁的诸星辰间,

于是我是彗星,

有我的手,

有我的眼,

并尤其有我的心。

我唏曝于你的眼睛的

苍茫朦胧的微光中,

并在你上面,

在你的太空的镜子中

鉴照我自己的

透明而畏寒的

火的影子,

死去或冰冻的火的影子。

我伸长,我转着,

我永恒地转着,

在你永恒的周围

并在你之中......

我是从天上奔流到海,

从海奔流到天上的江河,

我是你每一条动脉,

每一条静脉,

每一个微血管中的血液,

我是你的睫毛

(它们也同样在你的

眼睛的镜子里顾影)

是的,你的睫毛,你的睫毛,

而我是你,

因而我是我。

--------------------------------------------------------------------------------

我 思 想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范文八:戴望舒诗歌 投稿:叶到刱

雨巷作者: 戴望舒 戴望舒为笔名,原名戴朝安,又名戴梦鸥。笔名艾昂甫、江思等。 浙 江杭县( 今杭州市余杭区)人。他的笔名出自屈原的《离骚》 :“前 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 。”意思是说屈原上天入地漫游求索, 坐着龙马拉来的车子,前面由月神望舒开路,后面由风神飞廉作跟班。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我的恋人》--戴望舒 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 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 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 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 她有黑色的大眼睛, 那不敢凝看我的黑色的大眼睛 ——不是不敢,那是因为她是羞涩的, 而当我依在她胸头的时候, 你可以说她的眼睛是变换了颜色, 天青的颜色,她的心的颜色。 她有纤纤的手, 它会在我烦忧的时候安抚我, 她有清朗而爱娇的声音, 那是只向我说着温柔的, 温柔到销熔了我的心的话的。 她是一个静娴的少女, 她知道如何爱一个爱她的人, 但是我永远不能对你说她的名字, 因为她是一个羞涩的恋人。 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得甚于我最好的友人。它存在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存在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存在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存在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存在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寥时,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是它的话是很长,很长, 很多,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老是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老是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夹着眼泪,夹着太息。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甚至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或是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是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寻梦者 戴望舒梦会开出花来的, 梦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 去求无价的珍宝吧。在青色的大海里, 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 深藏着金色的贝一枚。你去攀九年的冰山吧, 你去航九年的旱海吧, 然后你逢到那金色的贝。它有天上的云雨声, 它有海上的风涛声, 它会使你的心沉醉。 把它在海水里养九年, 把它在天水里养九年, 然后,它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 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你的梦开出花来了, 你的梦开出娇妍的花来了, 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 乐园鸟 戴望舒飞着,飞着,春,夏,秋,冬, 昼,夜,没有休止,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幸福的云游呢, 这是永恒的苦役?渴的时候也饮露, 饥的时候也饮露,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神仙的佳肴呢, 还是为了对于秋天的乡思?是从乐园里来的呢, 还是到乐园里去的? 华羽的乐园鸟, 在茫茫的青空中, 也觉得你的路途寂寞吗?假使你是从乐园里来的, 可以对我们说吗, 华羽的乐园鸟, 自从亚当、夏娃被逐后, 那天上的花园已荒芜到怎样了?

范文九:评戴望舒的诗 投稿:江駏駐

,今口口口口,,一评戴望舒的诗(台清)余光.中在中国新诗史上,崛起于三十年代的戴望舒,」:承中国古典的余泽,旁采法国象征派的残芬,不但领袖当时象征派的作省,抑且遥启现代派的诗风,确乎是一位引人注目的诗人。可是就诗论诗,戴的成就仍然是有限的。产量多寡一,当然不是评判艺木高下的重要标准。:风格有无变化,诗境有无拓展,却不容忽视‘奥创遐舒的作品,从《望舒诗稿》到后期的《灾难的岁月》虽也有些变化,但其发展不足令人刮目相看。他的诗风,塞木上仍是阴柔雅丽的,他的语言并无多夫弹性,二十多年中亦少发展与蜕变,因此其作品之间的差异,主要仍是题材上的,不是语言上的。‘三十年代的诗人大都面临一个共同的困境:早年难以摆脱低迷的自我卜中尔叉难以接受严厉的现实、在个人与集体的两极之间,既无桥梁可通,又舍两全冤计认真正的大诗人一面投入生活,一面又能保全个性,自有两全之计,但是从徐志摩、郭徕奢到何其芳、卞之琳,中国的新诗人往往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二个极端,诗风“变”而来“化”,相省勉强.戴望舒以四十五岁的盛年逝于一九五零年二月,不必分割自己去迁就另一个极端,适应另一个现实,仍算是幸运的。戴望舒作品的水准,高下颇不一致,真正圆融可读的实在不多。大致说来,他的毛病出在意境和语言。比起徐志摩的气盛声洪来,戴望舒的作品显得柔婉沉潜,较为含蓄。这只是指他的成功之作,可惜他往往失手,以致柔婉变成了柔弱,沉潜变戍了低沉。往往他的境界是空虚而非空灵,病在朦胧与抽象,也就是隔。早期的成名作《雨巷》,在音调上确比新月之作多一些曲折,难怪叶绍钧许为新诗音节的一个新纪元。以今日现代诗的水准看来,《雨巷》音浮意浅,只能算是一首二三流的小品、以三、一t四段为例:她仿控在选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飞默默才干着,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静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大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像梦一般地,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这样的诗境令人想起“前拉菲尔派”的浮光掠影。两段十二行中,唯一真实具象的东西,是那把“油纸伞”,其余只是一大堆形容词,一大堆软弱而低沉的形容词。“冷漠”、“凄清”、“惆怅”、“凄婉迷茫”、“寂寥的”、“太息一般的分、“像梦一般的”:数一数,十二行中竟有九个形容词。内行人应该都知道:就诗的意象而言,形容词是抽象的,不能有所贡献。真企有贡献的,是具象名词和具象动词,前者是静态的,后者是动态的,但都有助于形象的呈现。诗人真正的功力在动词与名词,不在形容词,只有在想像力无法贯透主题时,一位作者才会乞援于形容词,草草敷衍过去。“像梦一般的”是一个身份较为特殊的形容词,和“寂寥的”一类单纯形容词不同,因为它是依附在应个名词之上的。可惜它依附的是“梦”,不一是一个鲜明硬朗的东西。诗人一旦陷入这些“不可把握的东西”(伍。王ntangiblos)之中;,要再自拔是很不容易的。二十世纪初年(“九O九至一九一七)兴起于英美诗坛的,“寮象派运动”,大声疾呼要打倒的,正是透种不痛不痒不死不活的廉价朦胧,低级抽象。可惜在时间上紧接其后的早期中国新待,竟泥乎其中而不知自拔。戴诗意境之病,一为空洞,已如上叙,另一则为低沉,甚至消沉。人生原多悲哀,写人生,往往也就是在写生之悲哀。可是悲哀尽管悲哀,并不就等放自怜自杀,向命运投降。真正的悲剧往往带有英雄的自断,哲人的自嘲,仍能予人清醒、崇高、升华之感,绝不消沉。大诗人的境界,或为悲壮,或为悲痛,或为悲苦,但绝少意象消沉。戴诗的悲哀,往往止于消极,不能予.人震撼之感。且以《我的记忆》为例: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报.上,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在压干的花片上,在凄暗的灯上,在平静的水上,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它在到处生存着,像我在这世界一样。它是胆小的,它怕着人们的喧嚣,但在寂寥时,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它的声音是低微的,但是它的话却很长,很长,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它的话是古旧的,老讲着同样的故它的音调是和谐的,老唱着同样的曲子,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而且还夹着眼泪,夹着太息。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或是选一个大清早,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但是我们是老朋友。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除非我凄凄地哭了,或是沉沉地睡了,但是我永远不讨庆它,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它生存在玻旧的粉盒上,它生存在颓垣的木毒上,像“记忆”、“希望”、“时间”这一类抽象观念,用诗来表现很难求工。知性的探讨,原非中国古典诗之所长。这样的主题,到了英国玄学派或美国女诗人狄瑾荪,。:13绝。(E二ilyDickinson)的手里,才有好戏可看。戴望舒的处理是失败的。这首诗只有松散的情调,浅白的陈述,但是投有哲理的探讨,缺乏玄学的机智和深度。在戴望舒的笔下,记忆只是一种软弱低沉的声音,唤起的心境只是感伤与自怜,可见戴氏的知性天地是如何狭小。这样冗长琐碎的一种记忆,诗人竟然“永远不讨厌它”,不能不说是一种病态。一位诗人,长与“眼泪”、“太息”为伍,还要“凄凄地哭”、“沉沉地睡”,同时自己记忆所托的事物不外是“破旧的粉盒”、“压干的花片”、“凄暗的灯”、“颓垣的木葛”,可说在颓废之外,更予人脂粉气息之感。这种脂粉气,在戴诗之中简直俯拾皆是,包括下列的两段:可是不听你啼鸟的娇音,我就要像流水地呜咽,却似凝露的山花,我不禁地泪珠盈睫。(摘自《山行》)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摘自《寻梦者》)承受了法国象征主义的传统,戴望舒在《诗论零札》里强调:“诗最重要的是诗情上的。uance,而不是字句上的nuance,”所谓nua,1。e是指色调或含意上微妙精细的变化,其逐步增减的层次甚难觉察。戴氏这句话说得不太妥当:第一,诗情原藉字句以传,本无所谓谁更重要,真正重要的还是诗情所至,字句能否密切配合,正如颇普所云:“音之于义,应如回声。.’’第二,就诗而言,最重要的该是有话要说,而不是在镜花水月暗香疏影之间顾盼斟酌,味其妙变。有话要说,有重要的话要说,才谈得上说的方式;一位诗人只有在无话可说的时候,才会用nu。二。e一类的托词来粉饰吧。罗丹的雕刻,梵谷的绘画,叶慈的诗,都是生命力的洋溢,形式自然饱满充足,何待细琢什么noanc。?戴望舒在绝对的标准上,只是一位二流的次要诗人(mi。。印。et)。大诗人与次要诗人的分别,在乎生命力之盛衰强弱,而不在字句的表面品质。其实,不少次要诗人的作品反而显得更细腻些。浩思曼的诗无懈可击,但并不伟大。在《诗论零札》中戴氏又说:“诗不能借重音乐,应该去了音乐的成份。诗不能借重绘画的长处。”深受法国象征诗派影响的戴望舒,竟发此论,实在令人费解。这两句话,究竟是否和马拉美或当时的闻一多抬杠,不得而知。戴氏在此只孤零零地提出了这两个意见,并未加以阐明剪发挥,所以意见仍然只是意见,不能成为理论。我认为这两句话完全不负责任,因为中外古今的诗,都不能没有节奏和意象。以“音乐的成份”而言,律诗和十四行严密的格律固然富放音乐性,即使利用口语节奏的自由诗,只要安排得好,又何尝没有音乐性呢?音乐性,是诗在感性上能够存在的一大理由,“去了音乐的成份”,_诗的生命便去了一半了。所谓音乐性,可以泛指语言为了配合诗思或诗情的.起伏而形成的一种节奏,不一定专指铿锵而工整的韵律。中文天生就有平仄的对照,不要说写诗了,就是写散文,也不能不讲究平仄奇偶的配合。即使戴望舒自己,讲了这一番诗话之后,不也仍在写脱胎于新月体的媲律诗吗?直到他最后的一首诗《偶成》,恤也未能摆脱“音乐的成分”,未能摆脱早期格律的滥调: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这些好东西都决不户消务_‘内‘.。又.环.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看得出来这是一首“新文艺腔”的劣作:韵押得太爽利,第一段四个(国语)去声韵脚,押得太峭;节奏的起伏太机械化,太轻易;诸如“生命的春天妙,“灿烂的微笑”等等形容词加名词的片语,也空洞乏味,言之无物。显然,这是一首乐观的诗,但是,其中再三的保证并无真正的信念来支持;所以没有力量。戴望舒的语言,常常失却控制,不是陷于欧化,便是落入旧诗的老调,能够调和新旧融贯中茜的成功之作实在不多。且以前引的那首《我的记忆》为例。、全诗一共三十二行,记忆的代名词“它”字竟用了二十次之多,“的”字用了三十四次,读来十分累赘。‘向时,句法不但平铺直叙一如散文,而且一再重复,显得十分刻板。第二段九行,一直保持“它生存在……之上”的句法,显得毫无弹性。诸如“它在到处生存着”和“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等句,简直不像中文,这样的句子即使出现在译文里,也是败笔,何况是在诗人的笔下?艾青在《戴望舒诗选》的序里,竟说这首诗“采用现代的日常口语,给人带来了清新的感觉,,,足见艾青对于何为口语,何为纯净中文,也认识不清。‘其实艾青诗中欧化情形之严重,更甚于戴,大巫看小巫,当然看不出毛病来。再奉《对子天的怀乡病》首段为例:怀乡病,怀乡病,这或许是一切有一张有些忧郁的脸,一领悲哀的心,滴且老是缄默着,、还抽着一枝烟斗的人们的生涯吧。三个形容子句:一是“有一张有些忧郁的脸,一颗悲哀的心”,二是“老是缄默着”,三是“抽着一枝烟斗的”。三个子句用“而且”与“还”相联,前面更冠以总形容词“一切”。数一数横阻在“是”与“人们”之间的,共为三十二字,文法繁复,字句琐碎,即使在欧佬文体之中,也只能算下品。再看他的《村姑》这首诗:村里的姑娘静静地走着,提着她的蚀着青苔的水桶,溅出来的冷水滴在她的跳足上,而她的心是在泉边的柳树下。这姑娘会静静地走到她的旧屋去。那在一裸百年的冬青树荫下的旧屋-而当她想到在泉边吻她的少年,.她会微笑着,抿起了她的嘴唇。她将走到那古旧的木屋边,她将在那里惊散了一群在啄食的瓦雀,她将静静的走到厨房里,她将静静地把水桶放在干苏边。她将帮助她的母亲造饭,而从田间回来的父亲将坐在门槛上抽烟,她将给猪圈里的猪喂食,又将可爱的鸡赶进她们的巢里去。在暮色中吃晚饭的时侯,她的父亲会谈着今年的收成,他或许会说到他的女儿的婚嫁。而她便将羞怯地低下头去。妙兮句传的月干,其实是“这或许是……人豹:的焦涯吧。此地“人们”一词,拥有她的母亲或许会说她的懒惰,(她打水的迟延便是一个好例子,)犷巧l:但是她会不听到这些话,因为她在想着那淆点鲁莽的少年。这首诗的构思和布局本来不坏,坏在语言。冗长而生硬的散文句法,读起来有如西洋诗的中译,或是唐诗的语译,意思是可解的,但不是中文。‘共只有二十四行,却有十二个t’她”,一个“他”,九个“她的”,一个“他的”,一个“它们的”,共为二十四个,平均每行一个代名词,其实大半可以删去,结果不但无损原意,而且可以净化语言。其次,形容子句用得太滥:“在泉边吻她的少年”,“从田间回来的父亲”等都是例子。每个名词头上都顶着这么一个大帽子,真是吃力。还有一项严重的欧化,便是表示未来或常态的“将,,与“会”;作者在诗中一共用了七个“将”,六个“会,,画蛇添足,反而损害了中文动词的优越弹性。此外,有些事情,英文用“形容词加名词”来表达‘中文用一个浑成的煊句就可以了。例如末段的前两行:她的母亲或许会说她的懒惰,(她打水的迟延便是一个好例子,)在西洋语法的影响下,戴氏陷入了“某人的某事”的公式,竟怠了中文的语法是说“某人如何如何”。现在把这两句改写于后,看是否比较像中文:母亲或许会说她懒惰(她打水迟板归,便是好例子,)欧化之病既已诊断如上,让我们把《村姑》全诗改写一遍,看看我的处方是否有效:村里的姑娘静静地走着,’提着青苔剥蚀的水桶;冷水溅滴在她的跳足上,她的心却在泉边的柳树下。她走到那古旧的木屋边。惊散了一群啄食的瓦雀,她静静地走到厨房里,静静地,把水桶放在干萎边。有时,她帮着母亲做饭,父亲从田里回来,坐在门槛上抽烟。她喂罢猪圈里的猪,又把可爱的鸡赶进巢里。在暮色中吃着晚饭,父亲谈起今年的收成,或许还说到女儿的婚事,她便羞怯地低下头去。母亲或许会说她懒惰,〔她打水达归,便是好例子,但是她听不进这些话,正想着那有点鲁莽的少年。她静静地走到旧屋子去,百年灼冬青树下,那旧屋;想到在泉边吻她的那少年,她便‘笑,抿起了嘴唇。删改后的《村姑》当然仍非上好的作品。我所做的,只是依照作者原意去美井著,删多于改,并无脱胎换骨之意。《村姑》原诗的缺点太多,令人有欲改无从之感。一二换一位真正的高手来写,该不会在三段诗中尸上四次“静静地”,也不会为了填空而写出“可爱的鸡”这么空洞的字眼。这种毛丸说明了一般新诗,未得西洋诗之妙谛,先尽自绝于中国古典的传统,在词藻和字汇上有多贫乏。“可爱的”尤其是一个没有形象的形容词,一在感性上毫无效果。作者说鸡是可爱的,读者却想像不出怎么个可爱来,说了等于没说。方旗的诗句:新雏凋啾检视羽奚寥寥的八个字,有形有声,便攫住了鸡雏的生命(注二)。如果方旗敷衍塞职,他大可漫不经心,诌出“冰心式”的空洞诗句:多可爱哪!这些小鸡!同样,在《村姑》里,“可爱的鸡”也是想像无力的表现。一定要填上一个形容词的话,至少也应该说右咽啾的新雏”或者“争虫的鸡群”吧。无论如何,删改后的《村姑》比起未删的原作来,毕竟眉清目秀,隙然得多了。我删掉的,大半是中文不需要更承受不起的代名词,辅动词,联系词,形容子句等—一句话,语法上的种种“洋罪”。所谓“新文艺腔”,就是甘受洋罪的一种文体,看起来提中文,听起来却是西语,真是不中不西的畸婴。《村姑》原作295字,删后减为236字。一首相当有名的新诗,为什么删掉50多字,只留下五分之四的篇幅后,不但无损原意,反而有助表达呢?难道所谓新诗,只是一种漫不经心的“填字游戏”吗?把纯净的中文扭曲成洋腔,把大量本国的和外国的冗词虚字嵌进节奏的关节里去,就成了新诗的语言了吗了同属欧化的失败之作,在戴诗之中尚有《断指》、《祭日》、《十四行》等等,不再一一列举。另一方面,戴诗语言之失,却来自中国的旧诗。新诗人虽然直接间接都受西洋诗的影响,但同时也多少师承中国诗的传统,只有艾青,田间等少数作者是例外。以戴望舒与何其芳为例,两人都向古典特词握取芬芳,可是戴的语言就不如何其芳都么纯。戴写过一首《秋》,何也写过一首《秋天》,两诗题材相同,一比之下,便发现何的语言甘醇有味,富于中国情韵,戴的语言就较为平白松散,嚼之无味。在死叶上的漫步也是乐宰,但是,独身汉的心地我是很清楚的,今天,我没有这闲雅的兴致,我对它没有爱也没有恐惧,你知道它所带来的东西的重量,我是微笑着,安坐在我的窗前,当飘风带着恐吓的口气来说:秋天来了,望舒先生!(戴望舒:《秋》)震落了清晨披满着的露珠,伐木声丁丁地飘出幽谷。放下饱食过稻香的镰刀,用背篓来装竹篱间肥硕的瓜果。秋天栖息在农家里。向江面的冷雾撒下圆圆的网,收起青编鱼似的乌柏叶的影子。芦篷上满载着白霜,轻轻摇着归泊的小桨。秋天游戏在鱼船上。草野在蟋蟀声中更雾阔了,澳水因枯涸见石更清冽了。牛背上的笛声何处去了,那满流着夏夜的香与热的笛孔?秋天梦寐在牧羊女的眼里。(何其芳《秋天》)再过几日秋天是要来了,默坐着,抽着陶制的烟斗,我已隐隐听见它的歌吹,从江水的船帆上。它是在奏着管弦乐;这个使我想起做过的好梦;我从前认它为好友是错了多因为它带了忧烦来给我。林间的猎扁声是好听的,相比之下,何其芳的意境浑成,音调圆熟,语法自然且多变化,除了篇末的牧羊女略带一点异国情调之外,通篇的感觉都是中国乡土的风味(注三)。戴望舒的一首就逊色得多。何诗是无我之境,感觉的焦点全在秋天本身。戴诗是有我之境,咏的是诗人对秋天的观感。何诗富感性,故真切。戴诗感性稀薄,知性也不强烈,对秋天之所以为秋探讨得不深入也不明彻。“你知道它所带来的东西的熏量”一句,换了狄瑾荪那样富于玄学派机智的诗人,当能写得更美,更曲折,更饶意趣(注四)。尽管戴诗也咏及踏叶听角之类的秋兴,但全诗予人的感觉仍是带点欧化的。主要的原因仍在语言。何的长秋天》,里,不少句子都省去了主词,从头到尾,更不见一个代名词;这才是中文诗的常态。戴诗则不然,十七行诗用了十六个代名词,我,你,它,一应俱全,诗境为之零乱,。何诗三次直言秋天,“拟人格”的运用在虚实之间,笔触轻快。戴诗提到秋天,一共八次,除了两次直呼之外,其余六次都用“它”代替,在中文里,这种手法未免过于落实,太散文化了。在古典诗里,咏时咏物之作,诗题既已标明,诗中往往就不再直呼其名,至于代名词,更罕见使用。苏轼咏海棠七古,近三十句而不称其名,便是一例。古典的含蓄不泥,我们的新诗人似乎很少体认。戴望舒接受古典的影响,往往消化不良,只具形象,未得风神。最显著的毛病,在于词藻太旧,对仗太板,押韵太不自然。以下各举一例为证:我’没有忘记:这是家,妻如玉,女儿如花,(《过旧居》)新鲜而又适切。”(注五)我认为实际上并不如此。除了在少数佳作之中,戴诗的语言非但没有魅力,甚且不够稳妥,有时竟还欠通。再看三个例子:你看,湿了雨珠的残叶,摇摇地停在枝头,(湿了泪珠的心儿轻轻地贴在你心头。)(《残叶之歌》)在一口老旧的,满积着灰尘的书厨中,我保存着一个浸在酒精瓶中的断指;每当无聊地去翻寻古籍的时候,它就含愁地勺起一个使我悲哀的记忆。(《断指》)贝壳的珠色,潮汐的清音,山风的苍翠,繁花的绣锦,(《示长女》)我们才于在微茫的山径,‘让梦香吹上了征衣,和那朝霞,」和那啼鸟,和你不尽的缠绵意。(《山行》)诸如此类的毛病,在戴诗里经常发现。艾青却说:“构成望舒的诗的艺术的,是中国古典文学和欧洲的文学的影响。他的诗,’具有很高的语言的魅力。他的诗里的比喻,常常是’确,.,在疲倦的时侯,我常是暗黑的街头的掷镯者,(《单恋者》)在《残叶之歌》中,心)L如何贴在心头,令人费解。就算心儿可以贴在心头吧,也只是陈腔而已。在《断指》中,前三行累赘,末行近于不通。“含愁地”和“使我悲哀的”,意相近而语相清,重复的形容反而对不准焦点。“长安不见使人愁”,岂不言简意骇,一定要说“我哀长安不见使人愁”,反倒使、人茫然了。这四行冗句如能改短如下,诗意也许反而清楚些:在一架旧书厨里,灰尘满积。有一个酒精瓶,久浸着一支断指;每当无聊,去翻寻古籍,就匀起我悲哀的记忆。《单恋者》中的“掷镯者”,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这毛病来自译文,久之,在作家笔下也成为“正格”了。本来,西文所说“萧伯纳是一位素食主义者”,便等于中文的“萧伯纳吃素”。可哀的是,目前的作家大毕避简就繁,爱跟在西文的背后喋喋饶舌,受其洋罪。中国古典文学里,用起“者”字来,都简洁浑成,不致于拗口。“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是一例。“谁知林栖者,闻风坐相悦”是一例。“客有吹洞箫者”又是一例。戴望舒笔下的“哪镯者”,所以不妥,是三字均为双声,听来重浊刺耳,同时前文“暗默的街头的”偏偏又是颇为新文艺腔的白话,文白相抵,很不和谐。不过这种毛病并非戴氏所独有;“我是一个……者”的公式早已为欧化新文学作家普遍接受了。在《冰心诗集》的后记里,巴金就这么说:“十几年前我是冰心的作品的爱读者。”其实在纯正的中文里,我们不说“我是一个,.’’…者”只说“我如何如何”。前论戴诗之拗句,只要改成:“暗黑的街头,我常掷踢。”就可以把“者”字化解于无形了。至于一般评论戴诗的人所谓反映现实之作,我认为《断指》,《祭日》,《村姑}},《元日祝福》,《心愿》,《等待之一》,《过旧居》,《示长女》,《口号》等,或太欧化,或太抽象,或太陈旧,都不能算是好诗。《等待之二》较为坚实有力,但也未到成功之境。最成熟最自然的两首,是《狱中题壁》和《我用残损的手掌》。可惜前者诃未能完全摆脱欧化,民族感也未能充分发挥;后者的语言颇有张力,节奏的起伏也颇能吻合诗情,但仍不是一篇真正撼人的杰作。抒情小品之中,《烦忧》和《白蝴蝶)),栈石星饭的岁月,骤山骤水的行程:只有寂静中的促织声,给旅人尝一点家乡的风味。薪红墓畔口占、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我等待着,长夜漫漫,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语。这两首小诗都有唐诗的兴味,前面一首像津,后面一首象绝。尤其是后面的这首,初i卖似无文采,再读始见真情,的是唐人绝句的意境。这些都是小品,可见戴诗成就终是有限。戴望舒在中国象征诗派中的评价,比李金发为高。何其芳、卞之琳的风格和他接近,但语言比他纯净。台湾现代诗的先驱人物,如覃子豪与纪弦,似乎都受过他一些影响。在新诗史上,戴望舒自有他一席地位,不过这地位并不很高。他的产量少,格局小,题材不广,变化不多。他的诗,在深度和知性上,都嫌不足。他在感性上颇下功夫,但是往往迷于细节,耽于情调,未能逼近现实。他兼受古典与西洋的薰陶,却未能充分消化,加以调和。他的语言病于欧化,未能发挥中文的力量。他的诗境,初则流留光景,囿于自己狭隘而感伤的世界,继则面对抗战的现实,未能充分开放自己,把握时代。如果戴望舒不逝于盛瑞:或许会有较高的成就。这当然只是一厢情愿的假想护因为三十年代的名作象,一九四九年以后,在创作上例皆难以为继,更无论再上层楼。但是一空灵,一自然,都是完整无缺的隽品。真正富于中国情韵,语言又纯厚天然的,下面这两首:旅思故乡芦花开的时候,旅人的鞋跟染着征泥,,枯住了鞋跟,粘住了心约征泥,。匹梦经可爱的手拂拭?.(注一)见方旗诗集《端午》中《新雏》一诗。《端午》一九七二年出版于台北。(注二)港大与中大合出的《现代中国诗选》,于何其芳的作品竟不选此诗,反选了不如此诗的《我想谈说种种纯洁的事情》等篇,殊堪惋惜。(注三)可参阅狄瑾荪“冬日的下午”;诗。(注四)见《戴望舒诗选》艾青之序。.乒醉广,

范文十:戴望舒诗集 投稿:袁傝傞

戴望舒诗集

  1、《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

  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

  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

  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2、《古神祠前》

  古神祠前逝去的

  暗暗的水上,

  印着我多少的

  思量底轻轻的脚迹,

  比长脚的水蜘蛛,

  更轻更快的脚迹。

  从苍翠的槐树叶上,

  它轻轻地跃到

  饱和了古愁的钟声的水上

  它掠过涟漪,踏过荇藻,

  跨着小小的,小小的

  轻快的步子走。

  然后,踌躇着,

  生出了翼翅……

  它飞上去了,

  这小小的蜉蝣,

  不,是蝴蝶,它翩翩飞舞,

  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

  它高升上去了,

  化作一只云雀,

  把清音撒到地上……

  现在它是鹏鸟了。

  在浮动的白云间,

  在苍茫的青天上,

  它展开翼翅慢慢地,

  作九万里的翱翔,

  前生和来世的逍遥游。

  它盘旋着,孤独地,

  在迢遥的云山上,

  在人间世的边际;

  长久地,固执到可怜。

  终于,绝望地

  它疾飞回到我心头

  在那儿忧愁地蛰伏。

  3、《秋夜思》

  谁家动刀尺?

  心也需要秋衣。

  听鲛人的召唤,

  听木叶的呼息!

  风从每一条脉络进来,

  窃听心的枯裂之音。

  诗人云:心即是琴。

  谁听过那古旧的阳春白雪?

  为真知的死者的慰藉,

  有人已将它悬在树梢,

  为天籁之凭托——

  但曾一度谛听的飘逝之音。

  而断裂的吴丝蜀桐,

  仅使人从弦柱间思忆华年。

  4、《印象》

  是飘落深谷去的

  幽微的铃声吧,

  是航到烟水去的

  小小的渔船吧,

  如果是青色的珍珠;

  它已堕到古井的暗水里。

  林梢闪着的颓唐的残阳,

  它轻轻地敛去了

  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

  从一个寂寞的地方起来的,

  迢遥的,寂寞的呜咽,

  又徐徐回到寂寞的地方,

  寂寞地。

  5、《夜蛾》

  绕着蜡烛的圆光,

  夜蛾作可怜的循环舞,

  这些众香国的谪仙不想起

  已死的虫,未死的叶。

  说这是小睡中的亲人,

  飞越关山,飞越云树,

  来慰藉我们的不幸,

  或者是怀念我们的死者,

  被记忆所逼,

  离开了寂寂的夜台来。

  我却明白它们就是我自己,

  因为它们用彩色的大绒翅

  遮覆住我的影子,

  让它留在幽暗里。

  这只是为了一念,不是梦,

  就像那一天我化成凤。

  6、《白蝴蝶》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7、《烦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8、《秋天的梦》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

  9、《偶成》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

  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10、《断指》

  在一口老旧的、满积着灰尘的书橱中,

  我保存着一个浸在酒精瓶中的断指;

  每当无聊地去翻寻古籍的时候,

  它就含愁地勾起一个使我悲哀的记忆。

  这是我一个已牺牲了的朋友底断指,

  它是惨白的,枯瘦的,

  和我的友人一样;

  时常萦系着我的,而且是很分明的,

  是他将这断指交给我的时候的情景:?

  “替我保存这可笑可怜的恋爱的纪念吧,

  在零落的生涯中,它是只能增加我的不幸。”

  他的话是舒缓的,沉着的,像一个叹息,

  而他的眼中似乎含有泪水,虽然微笑在脸上。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我知道的只是他在一个工人家里被捕去;

  随后是酷刑吧,随后是惨苦的牢狱吧,

  随后是死刑吧,那等待着我们大家的死刑吧。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他从未对我谈起过,即使在喝醉酒时。

  但我猜想这一定是一段悲哀的事,

  他隐藏着,

  他想使它随着截断的手指一同被遗忘了。

  这断指上还染着油墨底痕迹,?是赤色的,

  是可爱的光辉的赤色的,?

  它很灿烂地在这截断的手指上,

  正如他责备别人懦怯的目光在我心头一样。

  这断指常带了轻微又粘着的悲哀给我,

  但是这在我又是一件很有用的珍品,

  每当为了一件琐事而颓丧的时候,

  我会说:“好,让我拿出那个玻璃瓶来吧。”

  11、《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

  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

  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

  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廖时,

  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

  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

  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挟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者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12、《游子谣》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13、《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

  从泥土掘起他伤损的肢体,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14、《过旧居》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

  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玉,女儿如花,

  清晨的呼唤和灯下的闲话,

  想一想,会叫人发傻;

  单听他们亲昵地叫,

  就够人整天地骄傲,

  出门时挺起胸,伸直腰,

  工作时也抬头微笑。

  现在……可不是我回家的午餐?

  ……桌上一定摆上了盘和碗,

  亲手调的羹,亲手煮的饭,

  想起了就会嘴馋。

  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

  多少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

  叫人不能分辨,日子是那么相类,

  同样幸福的日子,这些孪生姊妹!

  我可糊涂啦,

  是不是今天出门时我忘记说“再见”?

  还是这事情发生在许多年前,

  其中间隔着许多变迁?

  可是这带露台,这扇窗,

  那里却这样静,没有声响,

  没有可爱的影子,娇小的叫嚷,

  只是寂寞,寂寞,伴着阳光。

  而我的脚步为什么又这样累?

  是否我肩上压着苦难的岁月,

  压着沉哀,透渗到骨髓,

  使我眼睛朦胧,心头消失了光辉?

  为什么辛酸的感觉这样新鲜?

  好象伤没有收口,苦味在舌间。

  是一个归途的设想把我欺骗,

  还是灾难的岁月真横亘其间?

  我不明白,是否一切都没改动,

  却是我自己做了白日梦,

  而一切都在那里,原封不动:

  欢笑没有冰凝,幸福没有尘封?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快?

  有人开了窗,

  有人开了门,

  走到露台上

  ——一个陌生人。

  生活,生活,漫漫无尽的苦路!

  咽泪吞声,听自己疲倦的脚步:

  遮断了魂梦的不仅是海和天,云和树,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15、《八重子》

  八重子是永远地忧郁着的,

  我怕她会郁瘦了她的青春。

  是的,我为她的健康挂虑着,

  尤其是为她的沉思的眸子。

  发的香味是簪着辽远的恋情,

  辽远到要使人流泪;

  但是要使她欢喜,我只能微笑,

  只能像幸福者一样地微笑。

  因为我要使她忘记她的孤寂,

  忘记萦系着她的渺茫的乡思,

  我要使她忘记她在走着

  无尽的、寂寞的、凄凉的路。

  而且在她的唇上,我要为她祝福,

  为我的永远忧郁着的八重子,

  我愿她永远有着意中人的脸,

  春花的脸,和初恋的心。

  16、《在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到小径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赤着脚,携着手,

  踏着新泥,涉过溪流。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

  溪水在温风中晕皱,

  看山间移动的暗绿——

  云的脚迹——它也在闲游。

  17、《致萤火》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象一双小手纤纤,

  当往日我在昼眠,

  把一条薄被

  在我身上轻披。

  我躺在这里

  咀嚼着太阳的香味;

  在什么别的天地,

  云雀在青空中高飞。

  萤火,萤火

  给一缕细细的光线——

  够担得起记忆,

  够把沉哀来吞咽!

  18、《赠克木》

  我不懂别人为什么给那些星辰

  取一些它们不需要的名称,

  它们闲游在太空,无牵无挂,

  不了解我们,也不求闻达。

  记着天狼、海王、大熊……

  这一大堆,

  还有它们的成份,它们的方位,

  你绞干了脑汁,涨破了头,

  弄了一辈子,还是个未知的宇宙。

  星来星去,宇宙运行,

  春秋代序,人死人生,

  太阳无量数,太空无限大,

  我们只是倏忽渺小的夏虫井蛙。

  不痴不聋,不作阿家翁,

  为人之大道全在懵懂,

  最好不求甚解,单是望望,

  看天,看星,看月,看太阳。

  也看山,看水,看云,看风,

  看春夏秋冬之不同,

  还看人世的痴愚,人世的倥偬:

  静默地看着,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乐在空与时以外,

  我和欢乐都超越过一切境界,

  自己成一个宇宙,有它的日月星,

  来供你钻究,让你皓首穷经。

  或是我将变成一颗奇异的彗星,

  在太空中欲止即止,欲行即行,

  让人算不出轨迹,瞧不透道理,

  然后把太阳敲成碎火,把地球撞成泥。

  19、《我思想》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20、《眼》

  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

  迢遥的潮汐升涨:

  玉的珠贝,

  青铜的海藻……

  千万尾飞鱼的翅,

  剪碎分而复合的

  顽强的渊深的水。

  无渚崖的水,

  暗青色的水;

  在什么经纬度上的海中,

  我投身又沉溺在

  以太阳之灵照射的诸太阳间,

  以月亮之灵映光的诸月亮间,

  以星辰之灵闪烁的诸星辰间,

  于是我是彗星,

  有我的手,

  有我的眼,

  并尤其有我的心。

  我唏曝于你的眼睛的

  苍茫朦胧的微光中,

  并在你上面,

  在你的太空的镜子中

  鉴照我自己的

  透明而畏寒的

  火的影子,

  死去或冰冻的火的影子。

  我伸长,我转着,

  我永恒地转着,

  在你永恒的周围

  并在你之中……

  我是从天上奔流到海,

  从海奔流到天上的江河,

  我是你每一条动脉,

  每一条静脉,

  每一个微血管中的血液,

  我是你的睫毛

  (它们也同样在你的

  眼睛的镜子里顾影)

  是的,你的睫毛,你的睫毛,

  而我是你,

  因而我是我。

* 戴望舒的诗

* 戴望舒名言名句

* 戴望舒诗集读后感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