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望舒的诗_范文大全

戴望舒的诗

【范文精选】戴望舒的诗

【范文大全】戴望舒的诗

【专家解析】戴望舒的诗

【优秀范文】戴望舒的诗

范文一:戴望舒的诗 投稿:宋窿竀

戴望舒(1905-1950),1932年《现代》月刊创刊,他在上面发表许多著、译作。出版的诗集有《我底记忆》(1929)、《望舒草》(1933)、《望舒诗稿》(1937)、《灾难的岁月》(1937)、《戴望舒诗全编》(1989)。

古神祠前 秋夜思 印象 夜蛾 白蝴蝶 烦忧 秋天的梦 偶成 断指 我的记忆 游子谣 狱中题壁 我用残损的手掌 过旧居 八重子 在天晴的时候 致萤火 赠克木 夜行者 眼 我思想 乐园鸟

古神祠前

古神祠前逝去的

暗暗的水上,

印着我多少的

思量底轻轻的脚迹,

比长脚的水蜘蛛,

更轻更快的脚迹。

从苍翠的槐树叶上,

它轻轻地跃到

饱和了古愁的钟声的水上

它掠过涟漪,踏过荇藻,

跨着小小的,小小的

轻快的步子走。

然后,踌躇着,

生出了翼翅……

它飞上去了,

这小小的蜉蝣,

不,是蝴蝶,它翩翩飞舞,

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

它高升上去了,

化作一只云雀,

把清音撒到地上……

现在它是鹏鸟了。

在浮动的白云间,

在苍茫的青天上,

它展开翼翅慢慢地,

作九万里的翱翔,

前生和来世的逍遥游。

它盘旋着,孤独地,

在迢遥的云山上,

在人间世的边际;

长久地,固执到可怜。

终于,绝望地

它疾飞回到我心头

在那儿忧愁地蛰伏。

秋 夜 思

谁家动刀尺?

心也需要秋衣。

听鲛人的召唤,

听木叶的呼息!

风从每一条脉络进来,

窃听心的枯裂之音。

诗人云:心即是琴。

谁听过那古旧的阳春白雪?

为真知的死者的慰藉,

有人已将它悬在树梢,

为天籁之凭托——

但曾一度谛听的飘逝之音。

而断裂的吴丝蜀桐,

仅使人从弦柱间思忆华年。

印 象

是飘落深谷去的

幽微的铃声吧,

是航到烟水去的

小小的渔船吧,

如果是青色的珍珠;

它已堕到古井的暗水里。

林梢闪着的颓唐的残阳,

它轻轻地敛去了

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

从一个寂寞的地方起来的,

迢遥的,寂寞的呜咽,

又徐徐回到寂寞的地方,寂寞地。

夜 蛾

绕着蜡烛的圆光,

夜蛾作可怜的循环舞,

这些众香国的谪仙不想起

已死的虫,未死的叶。

说这是小睡中的亲人,

飞越关山,飞越云树,

来慰藉我们的不幸,

或者是怀念我们的死者,

被记忆所逼,离开了寂寂的夜台来。

我却明白它们就是我自己,

因为它们用彩色的大绒翅

遮覆住我的影子,

让它留在幽暗里。

这只是为了一念,不是梦,

就像那一天我化成凤。

白蝴蝶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烦 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秋天的梦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

偶 成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断 指

在一口老旧的、满积着灰尘的书橱中,

我保存着一个浸在酒精瓶中的断指;

每当无聊地去翻寻古籍的时候,

它就含愁地勾起一个使我悲哀的记忆。

这是我一个已牺牲了的朋友底断指,

它是惨白的,枯瘦的,和我的友人一样;

时常萦系着我的,而且是很分明的,

是他将这断指交给我的时候的情景:

“替我保存这可笑可怜的恋爱的纪念吧,

在零落的生涯中,它是只能增加我的不幸。”

他的话是舒缓的,沉着的,像一个叹息,

而他的眼中似乎含有泪水,虽然微笑在脸上。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我知道的只是他在一个工人家里被捕去;

随后是酷刑吧,随后是惨苦的牢狱吧,

随后是死刑吧,那等待着我们大家的死刑吧。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他从未对我谈起过,即使在喝醉酒时。

但我猜想这一定是一段悲哀的事,

他隐藏着, 他想使它随着截断的手指一同被遗忘了。

这断指上还染着油墨底痕迹, 是赤色的,

是可爱的光辉的赤色的,

它很灿烂地在这截断的手指上,

正如他责备别人懦怯的目光在我心头一样。

这断指常带了轻微又粘着的悲哀给我,

但是这在我又是一件很有用的珍品,

每当为了一件琐事而颓丧的时候,

我会说:“好,让我拿出那个玻璃瓶来吧。”

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

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

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

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廖时,

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

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

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挟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者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游子谣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

从泥土掘起他伤损的肢体,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

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

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过旧居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玉,女儿如花,

清晨的呼唤和灯下的闲话,

想一想,会叫人发傻;

单听他们亲昵地叫,

就够人整天地骄傲,

出门时挺起胸,伸直腰,

工作时也抬头微笑。

现在……可不是我回家的午餐?

…… 桌上一定摆上了盘和碗,

亲手调的羹,亲手煮的饭,

想起了就会嘴馋。

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

多少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

叫人不能分辨,日子是那么相类,

同样幸福的日子,这些孪生姊妹!

我可糊涂啦,

是不是今天出门时我忘记说“再见”?

还是这事情发生在许多年前,

其中间隔着许多变迁?

可是这带露台,这扇窗,

那里却这样静,没有声响,

没有可爱的影子,娇小的叫嚷,

只是寂寞,寂寞,伴着阳光。

而我的脚步为什么又这样累?

是否我肩上压着苦难的岁月,

压着沉哀,透渗到骨髓,

使我眼睛朦胧,心头消失了光辉?

为什么辛酸的感觉这样新鲜?

好象伤没有收口,苦味在舌间。

是一个归途的设想把我欺骗,

还是灾难的岁月真横亘其间?

我不明白,是否一切都没改动,

却是我自己做了白日梦,

而一切都在那里,原封不动:

欢笑没有冰凝,幸福没有尘封?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快?

有人开了窗,

有人开了门,

走到露台上

——一个陌生人。

生活,生活,漫漫无尽的苦路!

咽泪吞声,听自己疲倦的脚步:

遮断了魂梦的不仅是海和天,云和树,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八 重 子

八重子是永远地忧郁着的,

我怕她会郁瘦了她的青春。

是的,我为她的健康挂虑着,

尤其是为她的沉思的眸子。

发的香味是簪着辽远的恋情,

辽远到要使人流泪;

但是要使她欢喜,我只能微笑,

只能像幸福者一样地微笑。

因为我要使她忘记她的孤寂,

忘记萦系着她的渺茫的乡思,

我要使她忘记她在走着

无尽的、寂寞的、凄凉的路。

而且在她的唇上,我要为她祝福,

为我的永远忧郁着的八重子,

我愿她永远有着意中人的脸,

春花的脸,和初恋的心。

在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到小径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赤着脚,携着手,

踏着新泥,涉过溪流。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

溪水在温风中晕皱,

看山间移动的暗绿——

云的脚迹——它也在闲游。

致萤火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象一双小手纤纤,

当往日我在昼眠,

把一条薄被

在我身上轻披。

我躺在这里

咀嚼着太阳的香味;

在什么别的天地,

云雀在青空中高飞。

萤火,萤火

给一缕细细的光线——

够担得起记忆,

够把沉哀来吞咽!

赠克木

我不懂别人为什么给那些星辰

取一些它们不需要的名称,

它们闲游在太空,无牵无挂,

不了解我们,也不求闻达。

记着天狼、海王、大熊……这一大堆,

还有它们的成份,它们的方位,

你绞干了脑汁,涨破了头,

弄了一辈子,还是个未知的宇宙。

星来星去,宇宙运行,

春秋代序,人死人生,

太阳无量数,太空无限大,

我们只是倏忽渺小的夏虫井蛙。

不痴不聋,不作阿家翁,

为人之大道全在懵懂,

最好不求甚解,单是望望,

看天,看星,看月,看太阳。

也看山,看水,看云,看风,

看春夏秋冬之不同,

还看人世的痴愚,人世的倥偬:

静默地看着,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乐在空与时以外,

我和欢乐都超越过一切境界,

自己成一个宇宙,有它的日月星,

来供你钻究,让你皓首穷经。

或是我将变成一颗奇异的彗星,

在太空中欲止即止,欲行即行,

让人算不出轨迹,瞧不透道理,

然后把太阳敲成碎火,把地球撞成泥。

夜行者

这里他来了:夜行者!

冷清清的街道有沉着的跫音,

从黑茫茫的雾,

到黑茫茫的雾。

夜的最熟稔的朋友,

他知道它的一切琐碎,

那么熟稔,在它的熏陶中,

他染了它一切最古怪的脾气。

夜行者是最古怪的人。

你看他在黑夜里:

戴着黑色的毡帽,

迈着夜一样静的步子。

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

迢遥的潮汐升涨:

玉的珠贝,

青铜的海藻……

千万尾飞鱼的翅,

剪碎分而复合的

顽强的渊深的水。

无渚崖的水,

暗青色的水;

在什么经纬度上的海中,

我投身又沉溺在

以太阳之灵照射的诸太阳间,

以月亮之灵映光的诸月亮间,

以星辰之灵闪烁的诸星辰间,

于是我是彗星,

有我的手,

有我的眼,

并尤其有我的心。

我唏曝于你的眼睛的

苍茫朦胧的微光中,

并在你上面,

在你的太空的镜子中

鉴照我自己的

透明而畏寒的

火的影子,

死去或冰冻的火的影子。

我伸长,我转着,

我永恒地转着,

在你永恒的周围

并在你之中……

我是从天上奔流到海,

从海奔流到天上的江河,

我是你每一条动脉,

每一条静脉,

每一个微血管中的血液,

我是你的睫毛

(它们也同样在你的

眼睛的镜子里顾影)

是的,你的睫毛,你的睫毛,

而我是你,

因而我是我。

我思想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乐园鸟

飞着,飞着,春,夏,秋,冬,

昼,夜,没有休止,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幸福的云游呢,

还是永恒的苦役?

渴的时候也饮露,

饥的时候也饮露,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神仙的佳肴呢,

还是为了对于天的乡思?

是从乐园里来的呢,

还是到乐园里去的?

华羽的乐园鸟,

在茫茫的青空中

也觉得你的路途寂寞吗?

假使你是从乐园里来的

可以对我们说吗,

华羽的乐园鸟,

自从亚当、夏娃被逐后,

那天上的花园已荒芜到怎样了?

范文二:戴望舒诗集 投稿:袁傝傞

戴望舒诗集

  1、《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

  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尽那边,

  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

  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2、《古神祠前》

  古神祠前逝去的

  暗暗的水上,

  印着我多少的

  思量底轻轻的脚迹,

  比长脚的水蜘蛛,

  更轻更快的脚迹。

  从苍翠的槐树叶上,

  它轻轻地跃到

  饱和了古愁的钟声的水上

  它掠过涟漪,踏过荇藻,

  跨着小小的,小小的

  轻快的步子走。

  然后,踌躇着,

  生出了翼翅……

  它飞上去了,

  这小小的蜉蝣,

  不,是蝴蝶,它翩翩飞舞,

  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

  它高升上去了,

  化作一只云雀,

  把清音撒到地上……

  现在它是鹏鸟了。

  在浮动的白云间,

  在苍茫的青天上,

  它展开翼翅慢慢地,

  作九万里的翱翔,

  前生和来世的逍遥游。

  它盘旋着,孤独地,

  在迢遥的云山上,

  在人间世的边际;

  长久地,固执到可怜。

  终于,绝望地

  它疾飞回到我心头

  在那儿忧愁地蛰伏。

  3、《秋夜思》

  谁家动刀尺?

  心也需要秋衣。

  听鲛人的召唤,

  听木叶的呼息!

  风从每一条脉络进来,

  窃听心的枯裂之音。

  诗人云:心即是琴。

  谁听过那古旧的阳春白雪?

  为真知的死者的慰藉,

  有人已将它悬在树梢,

  为天籁之凭托——

  但曾一度谛听的飘逝之音。

  而断裂的吴丝蜀桐,

  仅使人从弦柱间思忆华年。

  4、《印象》

  是飘落深谷去的

  幽微的铃声吧,

  是航到烟水去的

  小小的渔船吧,

  如果是青色的珍珠;

  它已堕到古井的暗水里。

  林梢闪着的颓唐的残阳,

  它轻轻地敛去了

  跟着脸上浅浅的微笑。

  从一个寂寞的地方起来的,

  迢遥的,寂寞的呜咽,

  又徐徐回到寂寞的地方,

  寂寞地。

  5、《夜蛾》

  绕着蜡烛的圆光,

  夜蛾作可怜的循环舞,

  这些众香国的谪仙不想起

  已死的虫,未死的叶。

  说这是小睡中的亲人,

  飞越关山,飞越云树,

  来慰藉我们的不幸,

  或者是怀念我们的死者,

  被记忆所逼,

  离开了寂寂的夜台来。

  我却明白它们就是我自己,

  因为它们用彩色的大绒翅

  遮覆住我的影子,

  让它留在幽暗里。

  这只是为了一念,不是梦,

  就像那一天我化成凤。

  6、《白蝴蝶》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7、《烦忧》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8、《秋天的梦》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

  9、《偶成》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

  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10、《断指》

  在一口老旧的、满积着灰尘的书橱中,

  我保存着一个浸在酒精瓶中的断指;

  每当无聊地去翻寻古籍的时候,

  它就含愁地勾起一个使我悲哀的记忆。

  这是我一个已牺牲了的朋友底断指,

  它是惨白的,枯瘦的,

  和我的友人一样;

  时常萦系着我的,而且是很分明的,

  是他将这断指交给我的时候的情景:?

  “替我保存这可笑可怜的恋爱的纪念吧,

  在零落的生涯中,它是只能增加我的不幸。”

  他的话是舒缓的,沉着的,像一个叹息,

  而他的眼中似乎含有泪水,虽然微笑在脸上。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我知道的只是他在一个工人家里被捕去;

  随后是酷刑吧,随后是惨苦的牢狱吧,

  随后是死刑吧,那等待着我们大家的死刑吧。

  关于他“可笑可怜的恋爱”我可不知道,

  他从未对我谈起过,即使在喝醉酒时。

  但我猜想这一定是一段悲哀的事,

  他隐藏着,

  他想使它随着截断的手指一同被遗忘了。

  这断指上还染着油墨底痕迹,?是赤色的,

  是可爱的光辉的赤色的,?

  它很灿烂地在这截断的手指上,

  正如他责备别人懦怯的目光在我心头一样。

  这断指常带了轻微又粘着的悲哀给我,

  但是这在我又是一件很有用的珍品,

  每当为了一件琐事而颓丧的时候,

  我会说:“好,让我拿出那个玻璃瓶来吧。”

  11、《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

  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

  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

  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廖时,

  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

  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

  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挟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者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12、《游子谣》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13、《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

  从泥土掘起他伤损的肢体,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14、《过旧居》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

  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玉,女儿如花,

  清晨的呼唤和灯下的闲话,

  想一想,会叫人发傻;

  单听他们亲昵地叫,

  就够人整天地骄傲,

  出门时挺起胸,伸直腰,

  工作时也抬头微笑。

  现在……可不是我回家的午餐?

  ……桌上一定摆上了盘和碗,

  亲手调的羹,亲手煮的饭,

  想起了就会嘴馋。

  这条路我曾经走了多少回!

  多少回?……过去都压缩成一堆,

  叫人不能分辨,日子是那么相类,

  同样幸福的日子,这些孪生姊妹!

  我可糊涂啦,

  是不是今天出门时我忘记说“再见”?

  还是这事情发生在许多年前,

  其中间隔着许多变迁?

  可是这带露台,这扇窗,

  那里却这样静,没有声响,

  没有可爱的影子,娇小的叫嚷,

  只是寂寞,寂寞,伴着阳光。

  而我的脚步为什么又这样累?

  是否我肩上压着苦难的岁月,

  压着沉哀,透渗到骨髓,

  使我眼睛朦胧,心头消失了光辉?

  为什么辛酸的感觉这样新鲜?

  好象伤没有收口,苦味在舌间。

  是一个归途的设想把我欺骗,

  还是灾难的岁月真横亘其间?

  我不明白,是否一切都没改动,

  却是我自己做了白日梦,

  而一切都在那里,原封不动:

  欢笑没有冰凝,幸福没有尘封?

  或是那些真实的岁月,年代,

  走得太快一点,赶上了现在,

  回过头来瞧瞧,匆忙又退回来,

  再陪我走几步,给我瞬间的欢快?

  有人开了窗,

  有人开了门,

  走到露台上

  ——一个陌生人。

  生活,生活,漫漫无尽的苦路!

  咽泪吞声,听自己疲倦的脚步:

  遮断了魂梦的不仅是海和天,云和树,

  无名的过客在往昔作了瞬间的踌躇。

  15、《八重子》

  八重子是永远地忧郁着的,

  我怕她会郁瘦了她的青春。

  是的,我为她的健康挂虑着,

  尤其是为她的沉思的眸子。

  发的香味是簪着辽远的恋情,

  辽远到要使人流泪;

  但是要使她欢喜,我只能微笑,

  只能像幸福者一样地微笑。

  因为我要使她忘记她的孤寂,

  忘记萦系着她的渺茫的乡思,

  我要使她忘记她在走着

  无尽的、寂寞的、凄凉的路。

  而且在她的唇上,我要为她祝福,

  为我的永远忧郁着的八重子,

  我愿她永远有着意中人的脸,

  春花的脸,和初恋的心。

  16、《在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到小径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赤着脚,携着手,

  踏着新泥,涉过溪流。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

  溪水在温风中晕皱,

  看山间移动的暗绿——

  云的脚迹——它也在闲游。

  17、《致萤火》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象一双小手纤纤,

  当往日我在昼眠,

  把一条薄被

  在我身上轻披。

  我躺在这里

  咀嚼着太阳的香味;

  在什么别的天地,

  云雀在青空中高飞。

  萤火,萤火

  给一缕细细的光线——

  够担得起记忆,

  够把沉哀来吞咽!

  18、《赠克木》

  我不懂别人为什么给那些星辰

  取一些它们不需要的名称,

  它们闲游在太空,无牵无挂,

  不了解我们,也不求闻达。

  记着天狼、海王、大熊……

  这一大堆,

  还有它们的成份,它们的方位,

  你绞干了脑汁,涨破了头,

  弄了一辈子,还是个未知的宇宙。

  星来星去,宇宙运行,

  春秋代序,人死人生,

  太阳无量数,太空无限大,

  我们只是倏忽渺小的夏虫井蛙。

  不痴不聋,不作阿家翁,

  为人之大道全在懵懂,

  最好不求甚解,单是望望,

  看天,看星,看月,看太阳。

  也看山,看水,看云,看风,

  看春夏秋冬之不同,

  还看人世的痴愚,人世的倥偬:

  静默地看着,乐在其中。

  乐在其中,乐在空与时以外,

  我和欢乐都超越过一切境界,

  自己成一个宇宙,有它的日月星,

  来供你钻究,让你皓首穷经。

  或是我将变成一颗奇异的彗星,

  在太空中欲止即止,欲行即行,

  让人算不出轨迹,瞧不透道理,

  然后把太阳敲成碎火,把地球撞成泥。

  19、《我思想》

  我思想,故我是蝴蝶……

  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

  来振撼我斑斓的彩翼。

  20、《眼》

  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

  迢遥的潮汐升涨:

  玉的珠贝,

  青铜的海藻……

  千万尾飞鱼的翅,

  剪碎分而复合的

  顽强的渊深的水。

  无渚崖的水,

  暗青色的水;

  在什么经纬度上的海中,

  我投身又沉溺在

  以太阳之灵照射的诸太阳间,

  以月亮之灵映光的诸月亮间,

  以星辰之灵闪烁的诸星辰间,

  于是我是彗星,

  有我的手,

  有我的眼,

  并尤其有我的心。

  我唏曝于你的眼睛的

  苍茫朦胧的微光中,

  并在你上面,

  在你的太空的镜子中

  鉴照我自己的

  透明而畏寒的

  火的影子,

  死去或冰冻的火的影子。

  我伸长,我转着,

  我永恒地转着,

  在你永恒的周围

  并在你之中……

  我是从天上奔流到海,

  从海奔流到天上的江河,

  我是你每一条动脉,

  每一条静脉,

  每一个微血管中的血液,

  我是你的睫毛

  (它们也同样在你的

  眼睛的镜子里顾影)

  是的,你的睫毛,你的睫毛,

  而我是你,

  因而我是我。

* 戴望舒的诗

* 戴望舒名言名句

* 戴望舒诗集读后感

范文三:戴望舒的诗 投稿:覃鐇鐈

戴望舒的诗  

  1、《流浪人的夜歌》

  残月是已死美人,

  在山头哭泣嘤嘤,

  哭她细弱的魂灵。

  怪枭在幽谷悲鸣,

  饥狼在嘲笑声声,

  在那莽莽的荒坟。

  此地黑暗的占领,

  恐怖在统治人群,

  幽夜茫茫地不明。

  来到此地泪盈盈,

  我是飘泊的狐身,

  我要与残月同沉。

  2、《深闭的园子》

  五月的园子

  已花繁叶满了,

  浓荫里却静无鸟喧。

  小径已铺满苔藓,

  而篱门的锁也锈了——

  主人却在迢遥的太阳下。

  在迢遥的太阳下,

  也有璀灿的园林吗?

  陌生人在篱边探首,

  空想着天外的主人。

  3、《游子谣》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沈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更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沈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4、《秋夜思》

  谁家动刀尺?

  心也需要秋衣。

  听鲛人的召唤,

  听木叶的呼息!

  风从每一条脉络进来,

  窃听心的枯裂之音。

  诗人云:心即是琴。

  谁听过那古旧的阳春白雪?

  为真知的死者的慰藉,

  有人已将它悬在树梢,

  为天籁之凭托——

  但曾一度谛听的飘逝之音。

  而断裂的吴丝蜀桐,

  仅使人从弦柱间思忆华年。

  5、《微笑》

  轻岚从远山飘开

  水蜘蛛在静水上徘徊

  说吧:无限意,无限意

  有人微笑

  一棵心开出花来

  有人微笑

  许多脸儿忧郁起来

  做定情之花带的点缀吧

  做遥迢之旅愁之凭籍吧

  微温轻渺,欲说还休。

  6、《雨巷》

  撑着油纸伞,

  独自彷徨在悠长,

  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象我一样,

  象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走近,

  又投出

  叹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象梦一般地,

  象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象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

  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

  甚至她的

  叹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

  独自彷徨在悠长,

  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7、《白蝴蝶》

  给什么智慧给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开了空白之页,

  合上了空白之页?

  翻开的书页:

  寂寞;

  合上的书页:

  寂寞。

  8、《在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到小径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赤着脚,携着手,

  踏着新泥,涉过溪流。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

  溪水在温风中晕皱,

  看山间移动的暗绿——

  云的脚迹——

  它也在闲游。

  9、《忧郁》

  我如今已厌看蔷薇色,

  一任她娇红披满枝。

  心头的春花已不更开,

  幽黑的烦忧已到我欢乐之梦中来。

  我的唇已枯,我的眼已枯,

  我呼吸着火焰,我听见幽灵低诉。

  去吧,欺人的美梦,欺人的幻像,

  天上的花枝,世人安能痴想!

  我颓唐地在挨度这迟迟的朝夕,

  我是个疲倦的人儿,我等待着安息。

  10、《致萤火》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

  象一双小手纤纤,

  当往日我在昼眠,

  把一条薄被

  在我身上轻披。

  我躺在这里

  咀嚼着太阳的香味;

  在什么别的天地,

  云雀在青空中高飞。

  萤火,萤火

  给一缕细细的光线——

  够担得起记忆,

  够把沉哀来吞咽!

  11、《我的恋人》

  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

  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

  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

  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

  她有黑色的大眼睛,

  那不敢凝看我的黑色的大眼睛

  ——不是不敢,那是因为她是羞涩的,

  而当我依在她胸头的时候,

  你可以说她的眼睛是变换了颜色,

  天青的颜色,她的心的颜色。

  她有纤纤的手,

  它会在我烦忧的时候安抚我,

  她有清朗而爱娇的声音,

  那是只向我说着温柔的,

  温柔到销熔了我的心的话的。

  她是一个静娴的少女,

  她知道如何爱一个爱她的人,

  但是我永远不能对你说她的名字,

  因为她是一个羞涩的恋人。

  12、《我的素描》

  辽远的国土的怀念者,

  我,我是寂寞的生物。

  假若把我自己描画出来,

  那是一幅单纯的静物写生。

  我是青春和衰老的集合体,

  我有健康的身体和病的心。

  在朋友间我有爽直的声名,

  在恋爱上我是一个低能儿。

  因为当一个少女开始爱我的时候,

  我先就要栗然地惶恐。

  我怕着温存的眼睛,

  像怕初春青空的朝阳。

  我是高大的,我有光辉的眼;

  我用爽朗的声音恣意谈笑。

  但在悒郁的时候,我是沉默的,

  悒郁着,用我二十四岁的整个的心。

  13、《眼》

  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

  迢遥的潮汐升涨:

  玉的珠贝,

  青铜的海藻……

  千万尾飞鱼的翅,

  剪碎分而复合的

  顽强的渊深的水。

  无渚崖的水,

  暗青色的水;

  在什么经纬度上的海中,

  我投身又沉溺在

  以太阳之灵照射的诸太阳间,

  以月亮之灵映光的诸月亮间,

  以星辰之灵闪烁的诸星辰间,

  于是我是彗星,

  有我的手,

  有我的眼,

  并尤其有我的心。

  我唏曝于你的眼睛的

  苍茫朦胧的微光中,

  并在你上面,

  在你的太空的镜子中

  鉴照我自己的

  透明而畏寒的

  火的影子,

  死去或冰冻的火的影子。

  我伸长,我转着,

  我永恒地转着,

  在你永恒的周围

  并在你之中……

  我是从天上奔流到海,

  从海奔流到天上的江河,

  我是你每一条动脉,

  每一条静脉,

  每一个微血管中的血液,

  我是你的睫毛

  (它们也同样在你的

  眼睛的镜子里顾影)

  是的,你的睫毛,你的睫毛,

  而我是你,

  因而我是我。

  14、《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

  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

  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

  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廖时,

  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长,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

  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

  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挟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者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15、《秋天的梦》

  迢遥的牧女的羊铃,

  摇落了轻的树叶。

  秋天的梦是轻的,

  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

  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

  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

  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

  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

  16、《偶成》

  如果生命的春天重到,

  古旧的凝冰都哗哗地解冻,

  那时我会再看见灿烂的微笑,

  再听见明朗的呼唤——这些迢遥的梦。

  这些好东西都决不会消失,

  因为一切好东西都永远存在,

  它们只是像冰一样凝结,

  而有一天会像花一样重开。

  17、《闻曼驼铃》

  从水上飘起的,春夜的曼陀铃,

  你咽怨的亡魂,孤寂又缠绵,

  你在哭你的旧时情?

  你徘徊到我的窗边,

  寻不到昔日的芬芳,

  你惆怅地哭泣到花间。

  你凄婉地又重进我的纱窗,

  还想寻些坠鬟的珠屑——啊,你又失望地咽泪去他方。

  你依依地又来到我耳边低泣;

  啼着那颓唐哀怨之音;

  然后,懒懒地,到梦水间消歇。

  18、《见毋忘我花》

  为你开的,

  为我开的毋忘我花,

  为了你的怀念,

  为了我的怀念,

  它在陌生的太阳下,

  陌生的树林间,

  谦卑地,悒郁地开着。

  在僻静的一隅,

  它为你向我说话,

  它为我向你说话;

  它重数我们用凝望

  远方潮润的眼睛,

  在沉默中所说的话,

  而它的语言又是

  像我们的眼一样沉默。

  开着吧,永远开着吧,

  挂虑我们的小小的青色的花。

  19、《寻梦者》

  梦会开出花来的,

  梦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

  去求无价的珍宝吧。

  在青色的大海里,

  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

  深藏着金色的贝一枚。

  你去攀九年的冰山吧,

  你去航九年的旱海吧,

  然后你逢到那金色的贝。

  它有天上的云雨声,

  它有海上的风涛声,

  它会使你的心沉醉。

  把它在海水里养九年,

  把它在天水里养九年,

  然后,它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

  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

  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

  你的梦开出花来了,

  你的梦开出娇妍的花来了,

  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

  20、《夕阳下》

  晚云在暮天上散锦,

  溪水在残日里流金;

  我瘦长的影子飘在地上,

  象山间古树底寂寞的幽灵。

  远山啼哭得紫了,

  哀悼着白日的长终;

  落叶却飞舞欢迎

  幽夜底衣角,那一片清风。

  荒冢里流出幽古的芬芳,

  在老树枝头把蝙蝠迷上,

  它们缠绵琐细的私语,

  在晚烟中低低地回荡。

  幽夜偷偷从天摸来,

  我独自还恋恋地徘徊;

  在这寂寞的心间,我是。

  消隐了忧愁,消隐了欢快。

  21、《寒风中闻雀声》

  枯枝在寒风里悲叹,

  死叶在大道上萎残;

  雀儿在高唱薤露之歌,

  一半是自伤自感。

  大道上是寂寞凄清,

  高楼上是悄悄无声,

  只有那孤零的雀儿,

  伴着孤零的少年人。

  寒风已吹老了树叶,

  更吹老了华鬓,

  又复在他的愁怀里,

  将一丝的温馨吹尽。

  唱啊,同情的雀儿,

  唱破我芬芳的梦境;

  吹罢,无情的风儿,

  吹断我飘摇的微命。

* 戴望舒名言名句

* 于坚的诗

* 黄庭坚的诗

范文四:戴望舒论诗 投稿:覃僗僘

诗论零札

  竹头木屑,牛溲马勃,运用得法,可成为诗,否则仍是一堆弃之不足惜的废物。罗绮锦绣,贝玉金珠,运用得法,亦可成为诗,否则还是一些徒炫眼目的不成器的杂碎。

  诗的存在在于它的组织。在这里,竹头木屑,牛溲马勃,和罗绮锦绣,贝玉金珠,其价值是同等的。

  批评别人的诗说“如七宝楼台,炫人眼目,拆碎下来,不成片段”,是一种不成理之论。问题不是在于拆碎下来成不成片段,却是在搭起来是不是一座七宝楼台。

  西子捧心,人皆曰美,东施效颦,见者掩面。西子之所以美,东施之所以丑的,并不是捧心或眉颦,而是他们本质上美丑。本质上美的,荆钗布裙不能掩。本质上丑的,珠衫翠袖不能饰。

  诗也是如此,它的佳劣不在形式而在内容。有“诗”的诗,虽以佶屈聱牙的文字写来也是诗;没有“诗”的诗,虽韵律齐整音节铿锵,仍然不是诗。只有乡愚才会把穿了彩衣的丑妇当作美人。

  说“诗不能翻译”是一个通常的错误。只有坏诗一经翻译才失去一切,因为实际它并没有“诗”包涵在内,而只是字眼和声音的炫弄,只是渣滓。真正的诗在任何语言的翻译中都永远保持着它的价值。而这价值,不但是地域,就是时间也不能损坏的。

  翻译可以说是诗的试金石,诗的滤罗。

  不用说,我是指并不歪曲原作的翻译。

  韵律齐整论者说:有了好的内容而加上“完整的”形式,诗始达于完美之境。

  此说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仔细想想,就觉得大谬。诗情是千变万化的,不是仅仅几套形式和韵律的制服所能衣蔽。以为思想应该穿衣裳已经是专断之论了(梵乐希《文学》),何况主张不论肥瘦高矮,都应该一律穿上一定尺寸的制服?

  所谓“完整”并不应该就是“与其他相同”。每一首诗应该有它自己固有的“完整”,即不能移植的它自己固有的形式,固有韵律。

  米尔顿说,韵是野蛮人的创造;但是,一般意义的“韵律”,也不过是半开化人的产物而已。仅仅非难韵实乃五十步笑百步之见。

  诗的韵律不应只有肤浅的存在。它不应存在于文字的音韵抑扬这表面,而应存在于诗情的抑扬顿挫这内里。

  在这一方面,昂德莱·纪德提出过这更正确的意见:“语辞的韵律不应是表面的,矫饰的,只在于铿锵的语言的继承;它应该随着那由一种微妙的起承转合所按拍着的,思想的曲线而波动着。”

  定理:

  音乐:以音和时间来表现的情绪的和谐。

  绘画:以线条和色彩来表现的情绪的和谐。

  舞蹈:以动作来表现的情绪的和谐。

  诗:以文字来表现的情绪的和谐。

  对于我,音乐,绘画,舞蹈等等,都是同义字,因为它们所要表现的是同一的东西。

  把不是“诗”的成分从诗里放逐出去。所谓不是“诗”的成分,我的意思是说,在组织起来时对于诗并非必需的东西。例如通常认为美丽的词藻,铿锵的韵音等等。

  并不是反对这些词藻、音韵本身。只当它们对于“诗”并非必需,或妨碍“诗”的时候,才应该驱除它们。

  (选自《戴望舒文录》,三联书店香港分店)

范文五:诗人戴望舒 投稿:孙攷攸

【诗歌】

  游子谣

  □戴望舒

  海上微风起来的时候,

  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

  游子的家园呢?

  

  篱门是蜘蛛的家,

  土墙是薜荔的家,

  枝繁叶茂的果树是鸟雀的家。

  

  游子却连乡愁也没有。

  他沉浮在鲸鱼海蟒间,

  让家园寂寞的花自开自落吧。

  

  因为海上有青色的蔷薇,

  游子要萦系他冷落的家园吗?

  还有比蔷薇更清丽的旅伴呢。

  

  清丽的小旅伴是甜蜜的家园,

  游子的乡愁在那里徘徊踯躅。

  唔,永远沉浮在鲸鱼海蟒间吧。

  (选自《戴望舒诗选》)

  【赏析】

  乡愁是人类共有的文化心理特征,是人类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在这首《游子谣》里,“雨巷诗人”戴望舒用他那一贯敏感而细腻的情感触角,表现了游子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挥之不去的乡愁情怀。

  全诗共五小节,犹如五幅连续的图画,展示了一个水手虽然百般压抑,但还是无法排遣对家园的挥之不去的思念之情。

  第一小节写游子因看见“暗水上开遍青色的蔷薇”而触动乡愁。这“青色的蔷薇”犹如导火线,一下子点燃了游子梦里依稀的故乡情,勾起了游子对故乡家园的强烈怀念。

  第二小节写斗转星移,家园沧桑。诗人通过一系列的对比,流露出对故乡家园依然贫穷依然衰败的深深叹惋和无奈之情。

  第三小节写游子常年漂泊在海上,因为“他沉浮在鲸鱼海蟒间”,思念家园也就成了一种奢望。他哪里有能力顾及故土家园中的一切呢?而这并不是说游子没有乡愁,而是说游子不敢有乡愁,从而进一步深层地反映出了诗人的乡愁之隐之深。

  第四小节写游子寻找乡愁的自我解脱方法。游子勉强压抑乡愁之思,虽然现在游子身旁有“旅伴”,但是知道吗?即使这样,游子还是无法忘记那曾经生他养他让他魂牵梦绕的家园。

  第五小节写游子丰富又复杂的心情。游子在“旅伴”身上寄托了对家园的眷恋,乡愁并没有因“旅伴”而消除,反而因“旅伴”而更炽烈。“唔,永远沉浮在鲸鱼海蟒间吧。”这一句独白,不正道出了游子内心的一切隐秘吗?

  全诗以游子的情感构成往复循环:乡愁不断地萌生,又不断地被理智所抑制。诗人巧妙地抓住了这种循环,从而细微地展现出游子的内心世界――既有坚强的意志,又有不以意志为转移的情绪起伏。

  【总结】

  戴望舒的诗歌受中国古典诗歌和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影响较大。在诗的内容上他注重诗意的完整和明朗,在形式上不刻意雕琢。戴望舒在诗歌中把强烈的情感寓于朦胧的意象中,以象征化的意境和氛围传达情感,具有诗境的朦胧美;诗的音节与韵脚和谐、统一,朗朗上口,富有音乐美;诗体趋向散文化,用现代派的自由体抒情方式来表现诗人的情绪,使诗歌显得更加朴素,自然,亲切,具有诗体的散文美;诗歌借助于多种艺术手法,如通感、比喻、拟人、象征、重叠等,舞动着语言的斑斓彩翼,给诗歌以美感。

  【荆慧/供稿】

范文六:戴望舒的诗 投稿:许鞩鞪

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生存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生存在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生存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生存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生存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存着,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寥时,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是它的话却很长,很长,

很多,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音调是古旧的,老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老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气力的。

而且还夹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时常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或是选一个大清早,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

或是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深深的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从泥土

掘起他伤损的肢体,

用他们胜利的欢呼,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然后把他的白骨放在山峰,

曝着太阳,沐着飘风;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这曾是他唯一的美梦。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是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

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你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的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萧红墓畔口占

走六小时寂寞的长途,

到你头边放一束红山茶,

我等待着,长夜漫漫,

你却卧听着海涛闲话。

雨 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着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圯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寞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作者简介:戴望舒(1905—1950),浙江杭县人。著有诗集《望舒草》、《望舒诗稿》、《灾难的岁月》等

范文七:戴望舒诗句 投稿:熊梓梔

忧郁

我如今已厌看蔷薇色,

一任她娇红披满枝。

 

心头的春花已不更开,

幽黑的烦忧已到我欢乐之梦中来。

 

我的唇已枯,我的眼已枯,

我呼吸着火焰,我听见幽灵低诉。

 

去吧,欺人的美梦,欺人的幻像,

天上的花枝,世人安能痴想!

 

我颓唐地在挨度这迟迟的朝夕,

我是个疲倦的人儿,我等待着安息。

 

 

山 行

见了你朝霞的颜色,

便感到我落月的沉哀,

却似晓天的云片,

烦怨飘上我心来。

 

可是不听你啼鸟的娇音,

我就要像流水地呜咽,

却似凝露的山花,

我不禁地泪珠盈睫。

 

我们行在微茫的山径,

让梦香吹上了征衣,

和那朝霞,和那啼鸟,

和你不尽的缠绵意。

 

 

单 恋 者

我觉得我是在单恋着,

但是我不知道是恋着谁:

是一个在迷茫的烟水中的国土吗,

是一枝在静默中零落的花吗,

是一位我记不起的陌路丽人吗?

我不知道。

我知道的是我的胸膨胀着,

而我的心悸动着,像在初恋中。

 

在烦倦的时候,

我常是暗黑的街头的踯躅者,

我走遍了嚣嚷的酒场,

我不想回去,好像在寻找什么。

飘来一丝媚眼或是塞满一耳腻语,

那是常有的事。

 

但是我会低声说:



它们现在是已安份守已了,

但是扶着残醉的洋娃娃却眨着眼睛,

我知道她还会撒痴撒娇:

她的头发是那样地蓬乱,而舞衣又那样地皱,一定的,昨晚她已被亲过了嘴。

那年老的时钟显然已喝得太多了,

他还渴睡着,而把他的职司忘记;

拖鞋已换了方向,易了地位,

他不安静地躺在床前,而横出榻下。

粉盒和香水瓶自然是最漂亮的娇客,

因为她们是从巴黎来的,

而且准跳过那时行的我的恋人,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她有黑色的大眼睛,那不敢凝看我的黑色的大...


4 喜欢 戴望舒 说: 枯枝在寒风里悲叹,死叶在大道上萎残;雀儿在高唱薤露歌,一半儿是自伤自感。大道上是寂寞凄清,高楼上是悄悄无声,只有那孤零的雀儿,伴着孤...


4 喜欢 戴望舒 说: 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那一角只是血和泥;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范文八:戴望舒诗歌 投稿:叶到刱

雨巷

作者: 戴望舒 戴望舒为笔名,原名戴朝安,又名戴梦鸥。笔名艾昂甫、江思等。 浙 江杭县( 今杭州市余杭区)人。他的笔名出自屈原的《离骚》 :“前 望舒使先驱兮,后飞廉使奔属 。”意思是说屈原上天入地漫游求索, 坐着龙马拉来的车子,前面由月神望舒开路,后面由风神飞廉作跟班。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我的恋人》

--戴望舒 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 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 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 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 她有黑色的大眼睛,

那不敢凝看我的黑色的大眼睛 ——不是不敢,那是因为她是羞涩的, 而当我依在她胸头的时候, 你可以说她的眼睛是变换了颜色, 天青的颜色,她的心的颜色。 她有纤纤的手, 它会在我烦忧的时候安抚我, 她有清朗而爱娇的声音, 那是只向我说着温柔的, 温柔到销熔了我的心的话的。 她是一个静娴的少女, 她知道如何爱一个爱她的人, 但是我永远不能对你说她的名字, 因为她是一个羞涩的恋人。

我的记忆 我的记忆是忠实于我的, 忠实得甚于我最好的友人。

它存在在燃着的烟卷上, 它存在在绘着百合花的笔杆上。 它存在在破旧的粉盒上, 它存在在颓垣的木莓上, 它存在在喝了一半的酒瓶上, 在撕碎的往日的诗稿上,在压干的花片上, 在凄暗的灯上, 在平静的水上, 在一切有灵魂没有灵魂的东西上, 它在到处生存着,像我在这世界一样。

它是胆小的,它怕着人们的喧嚣, 但在寂寥时,它便对我来作密切的拜访。 它的声音是低微的, 但是它的话是很长,很长, 很多,很琐碎,而且永远不肯休: 它的话是古旧的,老是讲着同样的故事, 它的音调是和谐的,老是唱着同样的曲子, 有时它还模仿着爱娇的少女的声音,

它的声音是没有气力的, 而且还夹着眼泪,夹着太息。

它的拜访是没有一定的, 在任何时间,在任何地点


甚至当我已上床,朦胧地想睡了; 人们会说它没有礼貌, 但是我们是老朋友。

它是琐琐地永远不肯休止的, 除非我凄凄地哭了,或是沉沉地睡了: 但是我是永远不讨厌它, 因为它是忠实于我的。

寻梦者 戴望舒

梦会开出花来的, 梦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 去求无价的珍宝吧。

在青色的大海里, 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 深藏着金色的贝一枚。

你去攀九年的冰山吧, 你去航九年的旱海吧, 然后你逢到那金色的贝。

它有天上的云雨声, 它有海上的风涛声, 它会使你的心沉醉。

把它在海水里养九年, 把它在天水里养九年, 然后,它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

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 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

你的梦开出花来了, 你的梦开出娇妍的花来了, 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

乐园鸟 戴望舒

飞着,飞着,春,夏,秋,冬, 昼,夜,没有休止,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幸福的云游呢, 这是永恒的苦役?

渴的时候也饮露, 饥的时候也饮露,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神仙的佳肴呢, 还是为了对于秋天的乡思?

是从乐园里来的呢, 还是到乐园里去的? 华羽的乐园鸟, 在茫茫的青空中,

也觉得你的路途寂寞吗?

假使你是从乐园里来的, 可以对我们说吗, 华羽的乐园鸟, 自从亚当、夏娃被逐后, 那天上的花园已荒芜到怎样了?


范文九:戴望舒诗赏析 投稿:莫娺娻

戴望舒诗赏析

曾经有人说戴望舒诗是诗坛的“尤物”,大概是说它美艳而富于可怕的诱惑性吧,自然这是寓贬于褒的。我愿意在正面意义上使用“尤物”这个词,我认为戴诗美丽而富于感情,有亲切、柔美的抒情风格。戴诗的魅力来自他那诚挚而忧伤的感情。他的诗与20世纪20年代臻于高潮的英语系的现代主义诗的重“知性”不尽相同,他的诗主情,情是他的诗的骨子。尽管他很快就抛开了浪漫派,而倾向于象征派,甚至后来还倾心于后期象征派,但他的诗一直有浪漫主义的情愫。他的《诗论零札》认为诗所表现的,是情绪的抑扬顿挫,是去掉了音乐与绘画成分的纯粹的情绪。他的诗集,无论是《我的记忆》,还是《望舒草》,或者《灾难的岁月》,都是抒情和以情取胜的。如果拿40年代成长起来的穆旦的诗加以比较,一个重知性,一个重感情,区别是很显然的。番草在纪念戴望舒的文章中曾说,当时他们那一批诗人所喜爱的诗,是兼有浪漫主义的情愫与象征主义的意象。戴望舒的诗风大体上可以说是象征主义的,但它没有象征主义的神秘与晦涩,更非只是官能的游戏。戴望舒的诗是感情的,但不是感伤的。感伤是感情的矫饰虚伪,是感情的泛滥,戴诗里没有这样的东西。所以,在《望舒草》出版的那个时候,曾经有朋友说他的诗是象征派的形式,古典派的内容。杜衡也说戴诗很少架空的感情,铺张而不虚伪,华美而有法度,的确走的是诗歌的正路。 戴望舒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对政治和爱情作理想主义的苦苦追求,但其结果,却是双重的失望。在他的诗中,姑娘的形象往往寄寓着他的理想,而孤独的游子的形象则往往是诗人自己。他的诗常常表现出游子追求理想的命定的徒劳,而这里的特点恰好又是对没有希望的理想付出全部的希望与真情。戴望舒曾熟读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魏尔伦。苏联学者契尔卡斯基说过,就多愁善感的气质说,戴望舒也接近魏尔伦。魏尔伦《无言的歌集》表达了巴黎公社失败后,不知所措的知识分子苦闷沮丧的情绪,其基调是对于诗人的理想和他周围的肮脏生活相脱节的悲剧感。戴望舒的诗,则表现了从五四运动激昂地飞腾起来的理想,同淹没于血泊之中的1925~1927年大革命现实相脱节的悲剧感。他的诗自然不是反抗的和战斗的,但也不是环境的奴隶。他的成名作《雨巷》里的那位丁香一样的姑娘,显然受到命运的打击,但她没有乞求或颓唐,她是冷漠和高傲的,她仍然是那样的妩媚动人,她在沉重的悲哀下没有低下人的尊贵的头,像一面旗子一样地忍受着落到头上的磨难。诗人在这里坚持了人的尊严和顽强生命力的思想。人和理想,惶惶不安的人和无法实现的理想,这就是戴望舒诗的悲剧主题。 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 ,又惆怅。 她静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枝丁香的,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 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飘过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彳亍(chì chù)

寻梦者

梦会开出花来的, 梦会开出姣妍的花来的: 去求无价的珍宝吧. 在青色的大海里, 在青色的大海的底里, 深藏着金色的贝一枚. 你去攀九年的冰山吧, 你去航九年的旱海吧, 然后你逢到那金色的贝. 它有天上的云雨声, 它有海上的风涛声, 它会使你的心沉醉. 把它在海水里养九年, 把它在天水里养九年, 然后,它在一个暗夜里开绽了. 当你鬓发斑斑了的时候, 当你眼睛朦胧了的时候, 金色的贝吐出桃色的珠.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怀里, 把桃色的珠放在你枕边, 于是一个梦静静地升上来了. 你的梦开出花来了, 你的梦开出姣妍的花来了,

在你已衰老了的时候.

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当你们回来, 朋友啊,不要悲伤, 从泥土崛起他伤损的肢体, 我会永远地生存 用你们胜利的欢呼 在你们的心上. 把他的灵魂高高扬起.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然后把他的百骨放在山峰,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嚗着太阳,沐着飘风: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在那暗黑潮湿的土牢,

你们应该永远的记忆.

这曾是他惟一的美梦.

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幛,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 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那里,永恒的/中国!

范文十:戴望舒诗两首 投稿:蔡倵倶

闻曼陀铃

  

  从水上飘起的,春夜的曼陀铃,

  你咽怨的亡魂,孤寂又缠绵,

  你在哭你的旧时情?

  

  你徘徊到我的窗边,

  寻不到昔日的芬芳,

  你惆怅地哭泣到花间。

  

  你凄婉地又重进我的纱窗,

  还想寻些坠鬟的珠屑――

  啊,你又失望地咽泪去他方。

  

  你依依地又来到我耳边低泣;

  啼着那颓唐哀怨之音;

  然后,懒懒地,到梦水间消歇。

  

  老之将至

  我怕自己将慢慢地慢慢地老去,

  随着那迟迟寂寂的时间,

  而那每一个迟迟寂寂的时间,

  是将重重地载着无量的怅惜的。

  

  而在我坚而冷的圈椅中,在日暮,

  我将看见,在我昏花的眼前

  飘过那些模糊的暗淡的影子;

  一片娇柔的微笑,一只纤纤的手,

  几双燃着火焰的眼睛,

  或是几点耀着珠光的眼泪。

  

  是的,我将记不清楚了:

  在我耳边低声软语着

  “在最适当的地方放你的嘴唇”的,

  是那樱花一般的樱子吗?

  那是茹丽萏吗,飘着懒倦的眼!

字典词典董事长秘书工作职责董事长秘书工作职责【范文精选】董事长秘书工作职责【专家解析】资产管理人员主要职责资产管理人员主要职责【范文精选】资产管理人员主要职责【专家解析】宁波石墨烯上市公司宁波石墨烯上市公司【范文精选】宁波石墨烯上市公司【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