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帝王蝶_范文大全

紫色帝王蝶

【范文精选】紫色帝王蝶

【范文大全】紫色帝王蝶

【专家解析】紫色帝王蝶

【优秀范文】紫色帝王蝶

范文一:紫色蝴蝶(一) 投稿:崔洳洴

她叫佩昕,是初一年级的学生,每个老师和同学看到她,都会情不自禁的说:“你和你的名字一样美!”佩昕不那么觉得,她觉得心灵美才是真的美,她总是穿着那件紫色衣服,上面有几只紫蝴蝶。佩昕喜欢紫蝴蝶,她说自己大概属蝴蝶,蝴蝶是她的保护神。  

  早自习,佩昕的好朋友范玉宇递给她一张纸条。佩昕接过纸条,摆摆手示意不要递了,就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写者:佩昕,告诉你个消息,(3)班的李书说你是校花,还说我们班的秦浩喜欢你!佩昕看到这里,气的直拍桌子,她递了张纸条范玉宇,叫她下课陪佩昕去(3)班找李书。  

  下课了,两人走出教室。“哈哈,秦太太来了!”“热烈欢迎啊!”佩昕和范玉宇还没走进教室,(3)班就已经轰动了。“讲什么!小心我叫我哥揍你们!”范玉宇急了,大吼道。  

  “谁呀?”李书走进教室。  

   “你!”佩昕叫道!  

   后来怎么样了呢?  

   (下期待续)

范文二:帝王蝶,帝王梦等 投稿:白瀂瀃

看过了东非动物大迁移的壮观场面:上千万只角马,上千万只斑马,上千万只羚羊……它们如泄洪的滔滔黄河水,如莅临人间的天兵天将,剽悍威猛,席卷天地。感喟着,以为这是自然界动物迁移之最了。可是,看过了黑脉金斑蝶6000多公里大迁移,就更钟情起这些扑闪着双翅的美丽仙子们了,因为它们在妩媚婀娜中,亦柔亦刚,执著、坚韧、精诚团结、所向披靡……

  不,它们不是仙子。它们是帝王蝶,有着帝王一样的开疆拓土、征程四方的梦,它们是地球上唯一的迁徙性蝴蝶。它们色彩斑斓,身体硕大,翅膀展开可达十几厘米,是最大的蝴蝶之一。它们翅膀的颜色以金色为主,呈帝王王冠状,绚烂无比,因此,它们被叫做帝王蝶。

  每年8月初霜时节,生活在加拿大、美国的帝王蝶,就开始向南迁移,历时两个月,抵达墨西哥中部米却肯州的丛林过冬。这些纤弱的小东西,能及时敏锐地察觉到气温的变化,逐渐向温暖的南方汇拢。沿途,有亿万只蝴蝶不断加入,大军匆匆向南方奔赴,前往祖先开拓出来的冬居别墅。所过之处,它们的威仪丝毫未减,落到地上,地面就变成一张巨大的锦绣地毯;舞在空中,漫天便是天女散花般的花雨。

  无论刮风下雨,天敌袭扰,还是人为破坏,都摧毁不了它们的阵容,摧毁不了它们的意志。南飞,南飞,它们如一团团巨大的花球,如一张张无形的魔毯,掠过空寂的大地,扫过人们的视野,呈现着一个奇异梦幻的童话王国。

  天色暗下来了,温度降下来了,地毯披挂到草丛间、树冠上,一动不动。它们小憩着单薄的身躯。不知无边黑夜的恐惧有无惊悸过它们小小的内心,只知朝阳升起,气温回升,它们又振翅启程,悄悄作别了宿营地。没有动物们大迁徙时的咚咚铁蹄声,没有动物们争先时的狂叫嘶鸣。原来它们不以外表的声势吓人,只以内在无比柔韧的不屈,去丈量一万多里的旅程,去折服亘古不变的苍天和大地。

  终于,在如期的时间里,它们找到了预定的地点——潮湿、安静、温暖的高海拔山区的欧亚梅尔杉树,随即一层层地聚拢上去。让人惊讶的是,它们居然能奇迹般地找到自己曾祖原先居住的那棵树。

  第一层帝王蝶飞扑上去,覆盖了树木所有的枝叶;第二层飞扑上去,抓牢的是前者的身子;第三层飞扑上去,抓住的是第二层的翅膀……层层叠叠,它们化为一个个巨大下垂的花冠,一条条修长的孔雀尾翼。蓝天白云下,这精美绝世的王冠,灿烂闪烁,为这片翠绿的山谷,增光添辉,形成了一个今天被严加保护的“蝴蝶谷”。

  奇迹,还在后面。

  度过了一个温暖的冬天,来年三月,它们开始了回归的征程。先是最外层的蝴蝶,在接受了充分的光照温度后,风度翩翩地起飞,接着是第二层、第三层……整棵树木,忽然,像一朵巨大的正在层层打开的花苞——最终,花蕊是绿色树冠自己,而花瓣,飞向天空。刹那间华枝春满,整个蝴蝶谷都升腾着这样一阵阵的奇花异朵,满世界的精彩,天地为之沸腾。

  冬眠醒来的它们,不断完成交配,在慢慢变暖的北归途中,一代代的新生帝王蝶出现了。它们不断觅食,成长,繁衍,美丽着自己,美丽着大地。除了冬眠中的一代帝王蝶生命周期长些以外,其余几代蝴蝶的生命最多只有两个月,所以,整个遥远迁徙的过程,它们往往需要3代蝴蝶来完成。

  这是帝王蝶的梦,一个用3代蝶儿来共同完成的梦!每年,这个瑰丽经典的帝王梦,都在墨西哥、美国、加拿大之间,为只能囿于大地上的人类,惊心动魄地上演一次。

  ——山东烟台市 王香

范文三:寻找帝王蝶 投稿:孙奿妀

寻找“蝴蝶谷”的难度比想像中大得多。关于它,在墨西哥的LP里只有短短六七行文字,甚至没有具体的地名。我们只能用仅会的一点西班牙语,夹杂着英语,向人询问那个很多很多蝴蝶聚集的地方……终于有旅行社明白了我们的意思,直摇头,推荐我们往更热门的旅游景点去。例如金字塔啊、北方的铁路啊、坎昆的海岸啊。但我只想去看看这个奇观一上亿只帝王蝶聚集过冬的样子。

  1 关于这群飞舞的精灵的神秘迁徙一直是个最美丽的谜。

  帝王蝶学名大桦斑蝶,产自北美洲,全身橙色和黑色花纹相间。每年冬天来临的时候,它们成千上万的从加拿大和美国北部起飞,成千上万的聚集在一起,长途迁徙到温暖的墨西哥冷杉林中过冬。到春天来临,它们再返回加拿大。

  所谓“蝴蝶飞不过沧海”这句话到了帝王蝶这里将被打破。让我沉醉的一点是,其实并没有一只帝王蝶可以全程参与这样一个漫长迁徙的全过程。要完成墨西哥一北美一墨西哥这样一个迁徙历程,事实上耗费了整整4代帝王蝶的生命。

  根据一个追踪帝王蝶迁徙的研究小组一“北方之旅”的调查,寒冷的环境可以降低帝王蝶的新陈代谢速度,在这里,第1代帝王蝶不吃不喝,安然度过整个冬天,使自己的生命周期长达8个多月。

  春天来临的时候,北美的乳汁草逐渐复苏、盛开。帝王蝶开始飞离墨西哥,向北进发。它们每天飞行130千米,去寻找滋养它们生命所必须的乳汁草,它们只能在这种植物幼嫩的植株上产卵。这种有毒的植物唯独不能伤害帝王蝶的幼虫,还能阻止它们被其他动物捕食。在北上的旅途中,雌性帝王蝶在乳汁草中产卵,产卵区域可以延绵1600公里。到3月末,大部分告别墨西哥的帝王蝶已经到达美国的得克萨斯州。

  此时,第一代帝王蝶已经精疲力尽,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但是只需要12天,迅速孵化出来的第2代帝王蝶就破蛹而出继续飞越海湾,来到佛罗里达州。但是这些在路上的“蝶二代”只有6个星期的生命,它们从5月开始持续西迁往加拿大,在这个途中,它们诞下“蝶三代”和“蝶四代”。这些在8―9月份密集诞生的“蝶四代”在出生之后就开始面对北美严寒,并且在出生不久之后一路向南,飞回祖先过冬的墨西哥。

  神奇的是,经历了四代、长达60000多千米的长途跋涉之后,它们居然能够奇迹般地找到自己的曾祖原先居住的那棵树。它们从来没有去过,也不曾从自己的父辈那里得到任何指示,是什么样的生命密码被镌刻在它们的身上,让它们能如同完成使命一样寻找到祖辈过冬的树林,让这个物种得以繁殖下去――这点,科学家至今未能顺利解答。

  2 终于找到了一个去蝴蝶谷的“旅行团”,事实上就是一辆中巴车,载着五六个客人。汽车出了墨西哥城一路朝西北部的米切肯州(Michoacan)进发,一路山地丘陵,盘山而上,海拔升到3000米以上。

  进入Michoacan州,两边开始出现帝王蝶的标志。路边的山上就是墨绿的冷杉林。阳光和空气都很干燥,清晨有些凉意,路上没有见到任何蝴蝶一和所有的冷血动物一样,蝴蝶也需要先吸收阳光的能量,才能有出来活动的能力。所以这个钟点它们应该都还在树上。

  终于到达墨西哥的五大帝王蝶保护区之一,埃尔罗萨利奥。这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镇。在山脚下,一个简单的小木房子算是售票处,售票处以外,几匹马无聊地在等候客人。海拔不低,上山是个体力活儿,所以有些游客会采取以马代步的方式。

  这里是5.62公顷的帝王蝶栖息处的其中很小的一角,整个保护区里,只有这里开放给游客参观。售票处里唯一的一点纪念品就是一些印制着蝴蝶图案的T恤和名信片,连蝴蝶标本都没有。工作人员说,在墨西哥的政府法律里,捕捉帝王蝶是违法行为,即便是已经死亡的蝴蝶残骸都不能带出保护区,也不允许任何人将其制作成标本出售。每年4月帝王蝶飞走以后,保护区关闭,让冷杉林休养生息。

  3 我选择了步行上山。五分钟之后,我就知道自己低估了这里的海拔高度。也许是因为高海拔行动,也许是因为前面的马匹扬起泥土路上的灰尘,越走越觉得窒息。

  这只是密林中的一条小路,高大的冷杉林直抵天空,由于冷杉树冠不大,所以有充足的阳光让乔木底下灌木成长得非常茂密。于是行走于其间并不是什么太赏心悦目的事情,既看不到风景,又没有凉风和艳阳,大家只是闷头走着,间或休息,领队的专家开始跟我们讲解关于帝王蝶的知识。

  随着时间过去,气温开始升高,开始有蝴蝶翩翩飞舞于叶问。泥土路上有些蝴蝶的尸体残骸,一小片金黄色的翅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我企图去把它拣起来夹在本子里,被向导制止了:“亲爱的,这也不能拣,把任何帝王蝶残骸带出保护区都是违法的。”

  “可这,这个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翅膀。”我有点不服气。

  “也不行,有人带走一只翅膀,就有人带走整个尸体。有人带走了尸体,就有人来捕捉活的帝王蝶。它们已经越来越少了。”向导脸色相当严肃:“在以前,这里满山遍野都是蝴蝶,现在,我们必须爬到山顶上才能找到它们。”

  盗伐是造成帝王蝶数目锐减的重要成因。向导向我们展示一幅从空中拍摄的森林地图,从俯瞰图上,怵目惊心地出现着几大块黄土区。调查显示,墨西哥每年木材采伐量为900万立方米,其中40%是非法采伐,约350万立方米,主要集中在全国32个地区。大量冷杉林被破坏,大量人类活动惊扰了帝王蝶的过冬。此外,北美农田中使用的越来越多的杀虫剂和除草剂、人类活动导致帝王蝶飞行路线上的气候变化都让这些生灵在漫长的旅途中大量死亡。

  “它们很脆弱。小鸟吃它们,老鼠吃它们,虫吃它们,大雨吃它们,下雪也吃它们。”向导一边走一边说。他走得很小心,脚步轻柔,也尽量不触碰身边的植物。像对待某些看不见的珍宝。他说2010年一次大的霜冻冻死了2.5亿只帝王蝶,“是灾难,因为它们没有树木可以躲藏。该死的盗伐贼。”他说,“从1968年起,由于砍伐树木,帝王蝶的栖息地已经减少了44%以上。”

  4 气温越来越高,我们到达了山顶。四周的蝴蝶越来越多,这真是一个难以形容的景象。成千上万只蝴蝶在头顶上飞舞,金色的翅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这是一个童话,我眯着被阳光刺痛的眼睛盯着它们,不舍得有片刻的眨眼。

  向导用树枝指向20米开外的树林,示意我看那些粗壮的树干。

  是十数棵巨大的冷杉,树干黝黑,我有点近视,看不清楚,狐疑地看了看向导。他笑着把望远镜递给我――我的天啊!原来那些“粗壮的黑色树干”全部是停留在上面的帝王蝶翅膀上的黑色斑纹。

  我没有办法形容它们的数量,然而目之所及,没有任何一点空隙,我不能看到任何一点树皮的痕迹,全部是蝴蝶,密密麻麻的蝴蝶,它们整齐地排列在树干上,闭合着翅膀,偶尔张开在吸收太阳的热量。

再往上看,那些我以为是“巨大的鸟巢”的东西,原来也是停满了蝴蝶的树枝。吸收够热量的蝴蝶开始飞舞,而阻影里的蝴蝶会及时补上空位继续哂太阳。

  太让人震撼了。

  这已经不是用数字能形容的数量。“这里一定有好几吨蝴蝶。”我这样想,好几吨。

  有些人企图走近那些栖息着蝴蝶的树干,近距离看清楚,被向导轻轻阻止了。“不要走近,不要说话,不许用闪光灯。”他重申了规则。

  5 在山上目瞪口呆地看了个把小时,我们原路下山,越来越多的蝴蝶飞到了山脚。一路和蝴蝶同行的感觉太美妙,时刻让人想笑出来。

  上车离开,车转过一个弯道,突然慢下来,几乎是龟速向前。司机得意地对我们说:“看前面。”透过玻璃看过去,几十米外,好似一股狂风卷着无数金黄落叶翻滚而来,如金黄色的龙卷风。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不是落叶!是一支蝴蝶大军在马路上汹涌而来。从两边的森林出口里不断有更多的蝴蝶加入这支大军,它们朝同一方向飞,让人相信它们一定有它们的想法,有它们的去向。它们从我们的车窗边上飞过,不作任何停留。所有的车都慢驶或者干脆停下,不敢撞伤任何一只迎面而来的蝴蝶。而车里一开始还有惊呼声和快门声,到后来,都是一片安静,人人脸上都只剩下一种表情:目瞪口呆。

  直到最后一只蝴蝶飞过去,车才开始慢慢加速。向导告诉我们,现在,加拿大、美国、墨西哥三国政府签订了保护帝王蝶的备忘录,同时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也加入其中,对帝王蝶迁徙的全过程进行保护,特别是在墨西哥设立了面积为217平方公里的保护区,从水源、植被、栖息地环境以及与其他种群关系等方面,为帝王蝶的繁育创造条件。

  数年前,墨西哥当地村民对于为蝴蝶圈起这样一大片森林深深感到不满和不解,认为这是政府在“断他们的财路”。为此,政府和WWF进行了多方努力,培养当地人从事其他替代行业,例如通过学习,成为带领参观帝王蝶的旅游向导、在森林里开展蘑菇种植业、女人在家制作手工艺品等。截至2010年7月,曾经的砍伐区里被补种了350万棵树木,让帝王蝶栖息有了更多的选择。

  真好,我叹息着靠在了椅背上。干燥的阳光透过车窗晒在我身上,吸收一点太阳的力量,就可以飞起来了吧,我闭上眼睛,使劲记住那些在阳光下飞舞的金黄翅膀,那个也许这辈子只能见到一次的景象。

范文四:帝王蝶与乳草 投稿:刘莧莨

北美大陆上生活着一种非常著名的蝴蝶――帝王蝶。帝王蝶的双翅展开约12厘米,因此被人们叫做“帝王蝶”。?

  帝王蝶的主要食物是乳草的花蜜,帝王蝶在吸食乳草的花蜜以后,就把卵产在乳草宽大的叶子上。乳草是帝王蝶产卵的首选植物,因为它的怪味道能阻止其他动物捕食帝王蝶的幼虫。?

  帝王蝶的卵孵化的幼虫有3厘米长,食量很大,它破壳后就把乳草的叶子当馅饼,张口就咬,每当叶子被咬破后,被咬的地方就会流出大量乳白色液体(这就是乳草得名的由来),这种液体的黏性很强,能把帝王蝶的幼虫黏在叶子上使它不能活动,过不了多久它就会饿死。?

  约有1/3的帝王蝶幼虫是非常聪明的,它们专找竖直生长的叶子下手,叶柄咬破后流出的乳液流向下方,幼虫就在上方等待。乳液很快流干,斩断了叶子的营养通道,叶子慢慢变黄枯死,帝王蝶幼虫就以这片快要枯死的叶子为食,三四天后它就会破茧而出变成美丽的帝王蝶了。?

  我们常惊叹帝王蝶外表的绚烂,殊不知其幼虫的成长阶段要和乳草经历这样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战斗。这1/3数量的胜利者保证了帝王蝶种群的延续。?

  ( “馅饼”与“陷阱”并存,草率行动会付出沉重的代价。要善于从别人的经历中吸取教训。本文适用于人生智慧方面的作文。)

范文五:关于帝王蝴蝶 投稿:林鋯鋰

关于帝王蝴蝶

-------12管科一班 陈斌杰

自从上次看纪录片之后,帝王蝴蝶这个霸气的名字以及纪录片中那成群结队,

伴枝相依而眠的种群就一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帝王蝴蝶,难道真是蝴蝶

的帝王吗?也许是,也许不是。

帝王蝴蝶是在北美很常见的一种大型蝴

蝶。 在澳大利亚,这种蝴蝶被叫做

Wanderer Bufferfly,也是一种非常常见的

蝴蝶。帝王蝴蝶可能是世界上知名度最高

的蝴蝶。原因有二:一是因为帝王蝴蝶非

常漂亮,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看的蝴蝶。 二

是因为帝王蝴蝶是唯一的一种迁徙性的

蝴蝶。它们每年会飞行上千公里躲避北美

的严寒。这种习性在昆虫里是独一无二的。

虽然我对帝王蝴蝶的了解很少,但不妨碍我对它的好奇。春天来了,在北美

洲大陆又出现了一个大自然的奇观,几千万名字叫“帝王”(Monarch)的蝴蝶,将

告别墨西哥的山区的几条峡谷,向北飞去。它们是在墨西哥的这些峡谷中度过冬

季,由于它们喜欢栖居在一种“oyuemel”的树上,而且为了取暖,它们成串地吊

在一起,十分壮观,成为大自然的奇景。然而,当它们返回北美北部直到盐湖城

附近度夏时,他们却不像候鸟那样成群接队地飞行,而是个体行动,更令人惊讶

的是,它们需要整整五代的更替,才能完成这万里飞行,也就是说,开始起飞的

是老祖宗,再返回原先祖居的已是它们的玄孙。虽然这些后代根本没有可能到过

这个目的地,它们却仍然能找到它们的先辈栖息地,毫无差错。这种现象一年发

生一次,春天向北以便繁殖,秋季回南躲避严冬,世代相传,也可谓“祖祖孙孙

无穷匮也”。

科学家说,这些总数达6000万的蝴蝶,个体地飞行1.6万公里,而且不像

大雁那样群体飞行,“确实是大自然的一个奇妙景象”。并说通过遗传基因的作用,

它们的飞行地图由上一代传给下一代,因而玄孙能找到五代前祖先的栖息地。大

自然的奇妙用“鬼斧神工”来描述,也是远远不够的。

然而就像一些只留下了历史来让人仰慕回忆的自然奇观一样,这道亮丽的风

景线也不知道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失去踪迹。第一,由于飞行万里,中途

非但有天敌,还有“人敌”,即常被人捕猎。一般说来,一种生物的天敌并不能使

它们绝种,因为食物链的平衡,总会使各种生物都保留合理的数量。但是,这些

破坏环境的“人敌”,乱捕乱猎,则无法平衡。第二,高科技的发展,也为这种帝

王蝴蝶带来了致命的危险,这就是那些高耸入云的天线,它们发出的无线电信号

的干扰,使蝴蝶失去方向。第三,最重要的是由于在墨西哥山区的伐木者乱砍乱

伐, “oyuemel”树的数量不断减小,使帝王蝴蝶失去栖身的“宫殿”,它们的生存

前景就令人担忧。近年来。墨西哥政府已经采取了措施,保护“oyuemel”树,但

是,由于难以制止伐木者的乱砍乱伐,许多专家还是担心不已。

另外,当我在网上寻找资料的时候,发现了帝王蝴蝶不同于纪录片上所说的

不同现象。

加拿大圭尔夫大学一项最新的研究显示,一些产于美国北部的帝王蝴蝶直接向东飞,它们越过阿巴拉契亚山脉,并定居在东部海岸。先前,科学家认为大部分的帝王蝴蝶直接从美国海湾滨海地区向北方迁移。

研究结果发布在最近一期的科学杂志Biology Letters上。这是一项具有突破性的发现,该研究的负责人圭尔夫大学的Ryan Norris教授表示。

东部海岸的蝴蝶容量与山脉另一边的蝴蝶产量密切相关。帝王蝴蝶每年迁徙数千公里越冬,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在不同的地域繁殖多代。

先前就有生物学家猜测,帝王蝴蝶会从墨西哥自西向东飞,越过阿巴拉契亚山脉。但是一直没有证据支持这一论断。而这项研究则提供了第一个证据。

在2009年6月和7月,研究人员从缅因州到弗吉尼亚州之间的17个区域收集了90个帝王蝴蝶的样本。同样,在同年5月到7月,他们采集了180个乳草属植物的样本,在东部海岸的36个区域。

然后使用氢和碳的同位素测量确定帝王蝴蝶出生时间和地点。植物中的同位素值在纵向呈现不同变化,也能在蝴蝶的翅膀中检测到。

研究人员发现88%的帝王蝴蝶样本源于中西部五大湖区域。这就是说,这些东部海岸的

显然在迁移过程中任然有许许多多的细节需要关注以及研究,例如帝王蝴蝶又是怎么样将迁移路线传递给下一代?

经过长期观察研究,科学家揭开了北美帝王蝶万里迁徙导向的奥秘。原来,帝王蝶的触须具备全球定位的能力,指引它们的远程迁徙而不迷航。

远程迁徙

帝王蝶是栖息在北美地区的一种色彩斑斓、身体硕大的蝴蝶,学名“黑脉金斑蝶”,俗称“帝王蝶”,是北美地区最常见的蝴蝶之一,也是地球上唯一的迁徙性蝴蝶。每年10月底至来年3月初,上亿只帝王蝶从美国东北部和加拿大南部飞越4500多公里来到温暖的墨西哥中部林区越冬和繁衍,然后在飞回美国和加拿大。为什么帝王蝶迁徙近一万里而不迷路呢,科学家一直试图揭开帝王蝶导向的奥秘。

奥秘在触须上

科学家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弄清楚了帝王蝶是通过什么机制指引如此大规模、远距离迁徙的。大多数人此前都认为它们的导向机制存在于大脑中,但科学家研究表明指引它们迁徙的生物钟竟然是存在于触须上。

每年秋季,帝王蝶都会在远程跋涉过程中利用太阳来指引它们飞到墨西哥中部的越冬地点。但由于太阳是一个移动的目标,白天在不断变化位置,生物学家长期以来就推测帝王蝶除了利用太阳之外,一定还利用某种生物钟来导向。现在,研究者找到了这种特殊的定位全球系统,只是大大出人意料。

“我们知道,此前都假定这种起到导向作用的生物钟存在于帝王碟的大脑中,”美国马萨诸塞州大学的史蒂芬-里珀特和其他科学家共同撰写了一篇研究论文,于星期四发表在“科学”杂志上。他说:“以前几乎每个人都会说,„生物钟肯定是在大脑中。否则会在那里呢?‟”

里珀特和他的研究小组一直致力于研究蝴蝶触须感知气味的能力,而他们的研究结果令人震惊:当他们剪下蝴蝶的触须,将蝴蝶放进飞行模拟器时,蝴蝶的飞行变得紊乱了。

“这是不同寻常的分别,”里珀特说:“失去触须的蝴蝶仍然按直线飞行,但在一起时它们却飞向不同的方向。相反,有触须的蝴蝶则全部飞向西南方。”没有了触须,蝴蝶就失去了利用太阳导航的能力,无法根据白天不同的时间调整方向。

但当研究这些失去触须的蝴蝶的大脑分子变化时,他们发现大脑的昼夜节律丝毫没有受到失去触须的影响。“这就证明了一种新奇的可能性,也就是说蝴蝶的定时机制实际上存在于它们的触须上。”

研究者为了验证他们的假说,将一半蝴蝶的触须漆成黑色阻挡阳光的吸收,另一半则涂上明亮的颜色帮助吸收阳光射线。涂有明亮颜色的帝王蝶继续向南飞,同时涂上黑色的蝴蝶则开始不断地向北飞,这表明它们的生物钟被打乱了。

“触须的生物钟就像一个独立的全球定位系统,可以指引蝴蝶飞行。而现在它们却没有了,”英国莱斯特大学生物学家查拉兰伯斯-科夫写了一篇研究评论,也于星期四发表于“科学”杂志。“结果是出人意料的,因为其他的研究都认为导向系统在蝴蝶的大脑中。”

通过这些,使我明白了一些帝王蝴蝶迁徙的奥秘,但更多的是在对帝王蝴蝶逐渐深入了解的过程中那一种愈发深厚的震撼以及喜爱。虽然我人微言轻,但我祝愿帝王蝴蝶能够不断繁殖发展,让这世界奇观能够不断持续到我们的子子孙孙辈。

范文六:帝王蝶与乳草 投稿:严网罒

北美大陆上生活着一种非常著名的蝴蝶――帝王蝶。帝王蝶的双翅展开约12厘米,与它的身体不成比例,颜色是黑色与金黄色相间,翅边嵌着白点,呈王冠状,绚丽无比,因此被人们叫做“帝王蝶”。

  春天是帝王蝶的产卵季节,它们对北美的乳草情有独钟。帝王蝶的主要食物是乳草的花蜜,虽然这种植物有轻微毒性,但是却不会伤害到帝王蝶。帝王蝶在吸食乳草的花蜜以后,就把卵产在乳草宽大的叶子上。乳草是帝王蝶产卵的首选植物,因为它的怪味道能阻止其他动物捕食帝王蝶的幼虫。

  产卵时,由于帝王蝶数量众多,几乎每片乳草的叶子上都有帝王蝶的卵,有的一片叶子上有好几个帝王蝶的卵。

  帝王蝶的卵孵化的幼虫有3厘米长,食量很大,它破壳后就把乳草的叶子当馅饼,张口就咬,而且进食的速度很快,用不了多久,乳草的叶子就被吃光,乳草面临灭顶之灾。但乳草有自己的防御办法,每当叶子被咬破后,被咬的地方就会流出大量乳白色液体(这就是乳草得名的由来),这种液体的黏性很强,能把帝王蝶的幼虫黏在叶子上使它不能活动,过不了多久它就会饿死,于是乳草的叶子上到处布满了帝王蝶幼虫的尸体。

  情况对帝王蝶来说很不妙,它把卵产在乳草叶子上会给自己的后代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但事情的发展很快有了转机,帝王蝶的幼虫中有一部分非等闲之辈。约有三分之一的帝王蝶幼虫是非常聪明的,它们从同伴的死亡中看出了端倪,专找竖直生长的叶子下手,它们爬到叶子的背面,躲在叶子的上方先咬叶柄处,叶柄咬破后流出的乳液流向下方,黏不住东西了,幼虫就在上方等待。乳液很快流干,斩断了叶子的营养通道,叶子慢慢变黄枯死,帝王蝶幼虫就以这片快要枯死的叶子为食,三四天它就会破茧而出变成美丽的帝王蝶了。

  我们常惊叹帝王蝶外表的绚烂,殊不知其幼虫的成长阶段要经过这样一场和乳草生死存亡的战斗。战斗的结果往往只有三分之一的智者闯过了鬼门关,正是这三分之一数量的胜利者保证了帝王蝶种群的延续。

  很多时候,“馅饼”与“陷阱”并存,当天上掉下馅饼时,那些贪图眼前便宜急功近利的人必定会为自己的草率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只有那些能从别人的经历中吸取教训并用长远眼光去争取利益的人,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范文七:越冬的帝王蝶 投稿:夏幦幧

生 活 在北 美洲 的 帝王 蝶 ,不 仅

力赛 没 有

只 帝 王 蝶 可 以全 程 参

帝 王 蝶 在 乳 汁 草 中产 卵 产 卵 区 j

漂 亮 更 有着 谜

样 的生 活 习惯

与这样

个漫 长 的迁 徙过 程

可 以延 绵 1 6 0 0 千 米 。 虽 然 这 种 j

每 当春 暖 花开 的 3 月 帝王 蝶们 便 舒展 开 美丽 的翅膀 开 始从 墨 西 哥

春 天 来 临 的 时 候 ,北 美 的 乳 汁

物 有毒 但 是 却 不 会 伤 害 到 帝 王 I

草逐 渐 复 苏 帝王 蝶 开 始 向北 进

幼 虫 而 且 它 的怪 味道 还 能 阻 止 ;

冷 杉 林 中北 上 美 国 的 大 规 模 迁 徙

它们 每 天 飞 行 1 3 0 千 米 去 寻

, , ,

他 动 物 捕食 帝 王 蝶 的 幼 虫

帝王 9

因 为 帝 王 蝶 必 须追 随赖 以 生 存 的 两

找 乳 汁 草 它 们 对 乳 汁草 情 有 独 钟

落 在 叶 面 上 用 多节 前 腿 确 认 是 !

种植 物 墨 西 哥 的 冷 杉 树 和 北 美 的

因 为 它们 只 能 在 这 种 植 物 幼嫩 的 植

汁 草后 才将针头般 大 小 的 卵

乳 汁草。 这 就 像

场 马 拉 松式 的 接

株上 产 卵

在北 上 的旅 途 中 雌性

个地 产 在 叶子 下 面

产 完 卵后 j

22

范文八:紫色的蝴蝶花 投稿:雷舀舁

紫色的蝴蝶花

饭后和同事出去散步,无意间看到那高墙顶上一株小草在寒风中摇曳,它不但没有萎蔫,鲜嫩的叶子正在昭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于草来说,这应该是最恶劣的环境了,砖头墙的中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没有及时的雨水,更没有丰厚的土壤,唯一赖以生存的,就是砖头缝里的那一丁点泥土。我在惊叹小草的自强和坚韧,小草也把我的思绪拉到了遥远的故乡。

记得那还是1991年,不知是谁落下了一株小草,扁扁的叶子,最长的叶片大概有二三十厘米长、二三厘米宽,叶片很有点像匕首的样子,邻居看后说是蝴蝶花。我对花草的认识可以用盲人来定性,可我还是收养了它。如是:我找来一个水泥预制的极其简陋的花盆,很随便的找了一点土把它种下,甩在院墙转角处顶端。那个年月,为了养家糊口疲于奔命,哪有时间来管这小草生长如何,可怜的小草只能是自生自灭。

寒来暑往,忘记是哪一年春末夏初之际,这盆被遗忘的小草居然开出了几朵紫色的小花来,细风微拂,恰似几只蝴蝶在墙头翩翩起舞,煞是好看。转眼到了1999年,当我要翻盖房子的时候,这株生命力极强的蝴蝶花已经长满了一盆,可怜的花盆也被它强有力的根须挤涨得四分五裂。

我极其佩服它顽强的生命力,把它移栽到后院的空地里,那知不消两年,它已迅速的扩张成了一大片,大有霸占我大片菜地的野心,

为了种一点蔬菜,我不得不忍痛把它移栽至菜地边缘,并且还时刻控制着它的扩张能力。

为了提高生活质量,我们全家也融入了外出打工的洪流。自从零五年出来之后,极少有闲暇时间回家,生长在我家后院的蝴蝶花,算来已有二十多年了。它,应该还好吧?

范文九:紫色蝴蝶(三) 投稿:董嘔嘕

“我们快去看看。”佩昕扯上范玉宇就跑。  

  (3)班的同学和佩昕他们班的同学都聚集在操场上。只见李书鼻子流血,秦浩则坐在地上。  

  “怎么回事?”佩昕问他们的班长。  

  “不知道,我听姚兰说,李书见秦浩经过他们班,就说他喜欢你,于是就打起来了。”  

  “大嘴巴呀!”佩昕又点了一下范玉宇,“都是你干的好事!”  

  “对不起。我们快去告诉老师吧,只有老师能解决这事。”范玉宇说完,就往教师办公室走去。  

  佩昕没去,她只是把秦浩和李书扶起来,叫同学送进了医务室。  

  范玉宇叫了老师来,老师解决了这件事。  

  两天后——  

  “佩昕,跟我来一下。”佩昕扭过头,原来是李书找她,她以为是找她说什么,于是就去了。  

  夕阳的余辉撒满大地,在学校后的池塘边,李书和佩昕谈起话来。  

  “佩昕。”李书说,“前几天那几件事,对不起。”  

  “原来的事,过去就算了。”佩昕说。  

  “可是那是有原因的。”李书又说,“我喜欢你。我一直喜欢你。”  

  “我?这,这,这不可能吧?”佩昕脸红了。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也看不起我,所以就想了这么一个方法。我现在明白了,喜欢一个人不是伤害他,而是应该爱护他。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只希望我两共同努力,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吧!”说完,李书就跑了。  

  望着他的背影,佩昕笑了,笑的好甜,那时一种欣慰的笑。

范文十:紫色蝴蝶(四) 投稿:苏璓璔

“怎么了?“同学们异口同声的问。  

  “告诉你们吧!我们市市长的女儿要来咱们班当插班生!”范玉宇说完,喝了一口水。  

  “一定长的很漂亮!”一个女生说。  

  “切,再漂亮有咱们的校花——佩昕漂亮吗!”范玉宇说。  

  “对呀,对呀。”大家都笑道。  

  “别瞎说。”佩昕拧了一把范玉宇。  

  “说正经的,那个千金大小姐什么时侯来呀?”又有人问。“我听老师说,下午就来了。”范玉宇说。  

  下午第一节课——  

  “同学们,让我们欢迎新同学——龙玫。”老师说完,一个扎着马尾辩,身着名牌运动服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好呕心呀。”范玉宇小声对佩昕说。  

  “大家好!我叫龙玫。我们以后是同学了,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说着,老师给她安排了座位,天哪,她的同桌竟是学习最好的秦浩!秦浩厌恶的看了一眼她。  

  第二天——测试  

  “佩昕,佩昕,你看龙玫。”范玉宇小声喊佩昕。  

  范玉宇看到了什么?  

  (下期待续)

字典词典我不拒绝失败作文我不拒绝失败作文【范文精选】我不拒绝失败作文【专家解析】缅怀先烈铭记历史作文缅怀先烈铭记历史作文【范文精选】缅怀先烈铭记历史作文【专家解析】次北固山下教学实录次北固山下教学实录【范文精选】次北固山下教学实录【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