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里的父亲_范文大全

电话里的父亲

【范文精选】电话里的父亲

【范文大全】电话里的父亲

【专家解析】电话里的父亲

【优秀范文】电话里的父亲

范文一:电话里的父亲 投稿:汪披抬

天快黑的时候,一个男人来到了学校门口。男人头发蓬乱,双眼通红,密密匝匝的胡须似乎很久没剃过。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我的警觉。    我拦住他:“你找谁?”    男人看到我,搓了搓双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是胡小花的爸爸,我来接她回家。”    我把胡小花叫了出来。此前,胡小花都是由她奶奶来接的。她爸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我对她说:“小花,你爸爸来接你了。”    胡小花听到后飞快地跑出来:“爸爸在哪里?”    我指了指眼前的男人。男人后退了一步,半蹲着身子轻声喊道:“小花,你看谁来了?”    胡小花看到男人后却立刻站住了脚,瞪着双眼打量着男人。    “小花,过来,爸爸抱抱。”男人微笑着,看得出是那种带着讨好的微笑。但胡小花退后了一步,然后拉住了我的衣袖:“老师,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爸爸。”    我吓了一跳,赶紧抱住小花,再次警惕地打量这个男人。我看过许多丢小孩的案例,犯罪分子就是装成亲人把小孩骗走的,没准这个男人就是个坏人。我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站了起来,脸上顿时皱纹密布:“我是小花的爸爸啊,小花,你怎么不认识我呢?”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男人说他叫胡文进。    我转身问小花,小花说:“我爸爸是叫胡文进。”我让男人拿出身份证来看看,男人立刻在自己身上摸索,片刻后却摊手说,他来得匆忙 ,没带在身上。    我拉着小花,打算往教室走去。男人在背后喊道:“老师,等等。”我转身,发现男人一脸痛苦,蹲在地上。他抬起头对我说:“我真的是胡小花的爸爸。我今天刚回来,她奶奶生病了,就让我来接她。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我摇摇头,说:“不是我不相信你,连孩子都不认识你,我怎么可能把孩子交给你?”    男人急了,他说:“胡小花是2007年7月出生的,她今年身高一米二,重51斤,穿30码的鞋。她的耳后还有一块胎记……”我还是摇摇头,男人说的这些信息我也知道。知道这些,并不能代表他就是孩子的爸爸。    “你要我怎么办才肯把孩子交给我?”男人几乎是吼了起来,“她明明就是我的女儿,凭什么不让我带走,马上天就黑了。”    我说:“不是我要怎么样,是你必须证明你是她的爸爸,我们也是为了孩子的安全。”    男人平静下来,勉强笑笑,说:“对不起,老师,我刚才情绪不好。我真的是她爸爸。小花两岁时,我和她妈妈就出去打工了,今天是我离开后第一次见到她。如果不是我手里有她的照片,我也不认识她。”    胡小花突然大声说:“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没说要回来!前天他还和我通过电话。”    男人再次蹲下身子,他把双手伸进头发里,努力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然后他站了起来,我看到他双眼有了泪水。男人说:“老师,你有电话吗?”    我点点头。男人说:“你号码是多少,我给你打过来。”    我疑惑地看着男人,他正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我犹豫片刻,将号码告诉了他。接着,男人拨通了我的电话。男人说:“把电话给小花好吗?”    我虽然不解,但还是将电话给了胡小花。胡小花接过电话,我看到男人脸上立刻绽开了笑容,他的声音也一下子变了,变得特别的温柔,他用这温柔的声音轻轻地说:“喂,小花,乖伢子,我是爸爸。”    “爸爸!”几乎是在一瞬间,胡小花飞跑过去,一把抱住男人,一边回过头,对我说:“老师,他是爸爸,爸爸每次都这样叫我的!”    男人紧紧地抱住小花,把头深深埋在小花的肩膀上,小花也在他的肩膀上啜泣着。半晌之后,男人抬起头,努力微笑着对我说:“几年来,我天天给她打电话,她更熟悉的是我的声音。”    那一刻,男人泪流满面。   (摘自2014年11月7日《甘肃日报》)    【且读且思】    1.文章以“电话里的父亲”为题有什么好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文章的最后一段能否删去?为   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请概括文中父亲的心情变化过程。    期待、兴奋――( )――着急、生气――( )――( )

范文二:电话里的父亲 投稿:余邯邰

天快黑的时候,一个男人来到了学校门口。男人头发蓬乱,双眼通红,密密匝匝的胡须似乎很久没剃过。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我的警觉。   最近一段日子,我们这所山区小学也要求家长接送孩子。主要是前几天连续大雨,学校对面的河沟涨水,没家长接的话小孩子根本回不去。   今天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3个学生没人来接。可能是因为路途遥远,也可能是因为家长们有其它原因。作为班主任,我得在教室里陪着他们,直到有人来接为止。   你找谁?我拦住那个男人。   男人看到我,搓了搓双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是胡小花的爸爸,我来接她回家。   知其来意后,我把胡小花叫了出来。需要说明的是,此前,胡小花都是由她的奶奶来接的。他这个爸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小花,你爸爸来接你了。我说。   胡小花听到后飞快跑出来:爸爸在哪里?   我指了指眼前的男人。男人后退了一步,半蹲着身子轻声喊道:小花,你看谁来了?   胡小花看到男人后却立刻站住了脚,睁着双眼打量着男人。   小花,过来,爸爸抱抱。男人微笑着,看得出是那种带着讨好的微笑。   但胡小花退后了一步,然后拉住了我的衣袖。老师,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爸爸。   我吓了一跳。赶紧抱住小花,再次警惕地打量这个男人。我看过许多地方丢小孩的案例,犯罪分子就是装成亲人把小孩骗走的,没准这个男人就是个坏人。   我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站了起来,脸上顿时皱纹密布:我是小花的爸爸啊,小花,你怎么不认识我呢?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胡文进。男人答道。   我转身问小花,小花说我爸爸是叫胡文进。   你带身份证了么?给我看看,我说。   男人立刻在自己身上摸索,片刻后摊手说,我来得匆忙,放在包里没带在身上。   对不起,孩子你不能接走。我说,你请回吧。我拉着小花,打算往教室里走。   老师,等等。男人在背后喊道。   我转身,发现男人一脸痛苦,蹲在地上。他抬起头对我说:我真的是胡小花的爸爸,我今天刚回来,她奶奶生病了,就让我来接她。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不是我不相信你,连孩子都不认识你,我怎么可能把孩子交给你。我看了看胡小花,小花睁大眼睛也在认真地看着男人。   男人很焦急地说:胡小花是2005年7月出生的,她今年身高120厘米,重51斤,穿30码的鞋。她的耳后还有一块胎记,不信你看看。   这些我也知道。我说,但是这也不能代表你就是他的爸爸。   你要我怎么办才肯把孩子交给我。男人几乎是吼了起来,她明明就是我的女儿,凭什么不让我带走,马上天就黑了。   不是我要怎么样,是你必须证明你是她的爸爸。我们也是为了孩子的安全。我说。   对不起,老师,我刚才情绪不好。男人努力地笑了一下说,我真的是她爸爸。小花一出生我和她妈妈就出去打工了,今天是我离开后第一次见到她。如果不是我手里有她的照片,我也不认识她。   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没说要回来。胡小花突然大声说,前天他还和我通过电话。   男人再次蹲下身子,他把双手伸进头发里,使劲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然后他站了起来,我看到他双眼有了泪水。男人说:老师,你有电话吗?   有啊。我手里正拿着电话呢,我想如果他再一味纠缠,我方便报警。   你说个号码,我给你打过来。男人说。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正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等待着我的答复。我犹豫片刻,将号码告诉了他。   接着,男人拨通了我的电话。男人说,把电话给小花好吗?   我虽然不解,还是将电话给了胡小花。胡小花接过电话,我看到男人脸上立刻扬起了笑容,他用温和的声音轻轻地说:喂,小花。   爸爸!几乎是在一瞬间,胡小花飞跑过去,一把抱住男人。老师,他是爸爸,他就是我爸爸!   男人紧紧地抱住小花,把头深深埋进小花的肩膀,小花也在他的肩膀啜泣着。半晌之后,男人抬起头,努力微笑着对我说:几年来,我天天给她打电话,她更熟悉的,是我的声音。   那一刻,男人泪流满面。   孔莉摘自《故事会》

范文三:电话里的父亲 投稿:莫岒岓

天快黑的时候,一个男人来到了学校门口。男人头发蓬乱,双眼通红,胡须密密匝匝的似乎很久都没刮过。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我的警觉。   最近一段日子,我们这所山区小学也要求家长亲自接送孩子了。主要是前几天连续大雨,学校对面的河沟涨水,没家长接的话小孩子根本回不去。   今天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三个学生没人来接。可能是因为路途遥远,也可能是因为家长们有其他原因耽搁了。作为班主任,我得在教室里陪着他们,直到有人来接为止。   你找谁?我拦住那个男人。   男人看到我,搓了搓双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是胡小花的爸爸,我来接她回家。   知道来意后,我把胡小花叫了出来。值得说明的是,此前,胡小花都是由她的奶奶来接的。她爸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小花,你爸爸来接你了。我说。   胡小花听到后飞快地跑出来,爸爸在哪里?   我指了指眼前的男人。男人后退了一步,半蹲着身子轻声喊道,小花,你看谁来了?   胡小花看到男人后却立刻站住了脚,瞪着双眼打量着男人。   小花,过来,爸爸抱抱。男人微笑着,看得出是那种带着讨好的微笑。   但胡小花退后了一步,然后拉住了我的衣袖。老师,我不认识他,他不是我爸爸。   我吓了一跳,赶紧搂住小花,再次警惕地打量这个男人。我看过许多地方丢小孩的案例,犯罪分子就是装成亲人把小孩骗走的,没准这个男人就是个坏人。   我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男人站了起来,脸上顿时皱纹密布。我是小花的爸爸啊,小花,你怎么不认识我呢?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胡文进。男人答到。   我转身问小花,小花说我爸爸是叫胡文进。   你带身份证了么?给我看看。我说。   男人立刻在自己身上摸索,片刻后摊手说,我来得匆忙,放在包里没带在身上。   对不起,孩子你不能接走。我说,你请回吧。我拉着小花,打算回教室。   老师,等等。男人在背后喊道。   我转身,发现男人一脸痛苦地蹲在地上。他抬起头对我说,我真的是胡小花的爸爸,我今天刚回来,她奶奶生病了,就让我来接她。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不是我不相信你,连孩子都不认识你,我怎么可能把孩子交给你。我看了看胡小花,小花睁大眼睛也在认真地看着男人。   男人很焦急地说,胡小花是2005年7月出生的,她今年身高1米2,重51斤,穿30码的鞋。她的耳后还有一块胎记,不信你看看。   这些我也知道,我说,但是这也不能代表你就是她的爸爸。   你要我怎么样才肯把孩子交给我。男人几乎是吼了起来,她明明就是我的女儿,凭什么不让我带走,马上天就黑了。   不是我要怎么样,是你必须证明你是她的爸爸,我们也是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我说。   对不起,老师,我刚才情绪不好。男人努力地笑了一下说,我真的是她爸爸。小花一出生我和她妈妈就出去打工了,今天是我离开后第一次见到她。如果不是我手里有她的照片,我也不认识她。   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没说要回来。胡小花突然大声说,前天他还和我通过电话。   男人再次蹲下身子,他把双手伸进头发里,努力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然后他站了起来,我看到他双眼有了泪水。男人说,老师,你有电话吗?   有啊。我手里正拿着电话呢,我想如果他再一味纠缠,我就报警。   你说个号码,我给你打过来。男人说。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正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我,等待着我的答复。我犹豫片刻,将号码告诉了他。   接着,男人拨通了我的电话。男人说,把电话给小花好吗?   我虽然不解,但还是将电话给了胡小花。胡小花接过电话,我看到男人脸上立刻扬起了笑容,他用温和的声音轻轻地说,喂,小花。   爸爸!几乎是在一瞬间,胡小花飞跑过去,一把抱住男人。老师,他是爸爸,他就是我爸爸!   男人紧紧地抱住小花,把头深深埋进小花的肩膀里,小花也在他的肩膀上啜泣着。半晌之后,男人抬起头,努力微笑着对我说,几年来,我天天给她打电话,她更熟悉的,是我的声音。   那一刻,男人泪流满面。

范文四:打给父亲的电话 投稿:洪羸羹

“嘟……嘟……”电话始终没人接听,我急得大汗淋漓,醒来早已泪湿枕巾。多年来,我的梦里一直在打着这个永远没人接听的电话。而给父亲打个电话,是一件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我却永远也无法实现。再也没有机会实现了。   我一直坚信亲人之间是有感应的,那天早上我一觉醒来,就已经有种莫名的恐慌。当缠绵病榻多日的你以极其微弱的声音叫住我,告诉我,今天不用上学了的时候,一向盼望着逃学的我却高兴不起来。我看着你瘦弱的手努力要抓紧我的手,因为力不从心而跌落到地上,母亲用跟你同样瘦弱的身躯抱起了你,我便泣不成声了。你使出全身的力气,用手使劲地压住我的手,你断断续续地说:你那么犟,又那么娇,我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啊……   当满屋子的哭声响起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你已经永远离我而去,我的年龄所能承载的重量还不足够使我明白,“死亡”其实就是我的世界里从此失去了“父亲”。我看着母亲咬着牙关把你圆睁着的眼睛轻轻合上,奇怪外婆为何要掰开你抓紧我的手,而且还哭得如此厉害?我甚至想,你只是在睡觉罢了,一觉醒来,你还会驮着我上学去的。   还记得我那个大眼睛、长辫子的老师么?每次你送我到学校,她总会迎过来,笑呵呵地说:“宝贝来了,咱们上课啦。”然后从你的脖子上接过我,要我跟你说再见。我升上二年级的时候,她结婚了,让我当她的小伴娘。她跟她的未婚夫在学校门口等我,或许是背着个小书包远远地一个人走过来的我是那么孤独,我看见她哭了。她说:“我想起了她父亲。”她的未婚夫搂紧了她。他们以为我还不懂。其实我早已学会到某个角落偷偷地想你偷偷地哭,而不是肆无忌惮地掉泪。   霍桑曾经说过,在我们人类的本性中,原有一个既绝妙又慈悲的先天准备:遭受苦难的人在承受痛楚的当时并不能觉察到其剧烈的程度,反倒是过后延绵的折磨最能使其撕心裂肺……你一定知道,你走后母亲是如何大病不起的。是我用你拉过我的手拉着她,我对她说,她曾经答应过你要照顾我的,她马上就活过来了。多少年的奔波劳累我已不忍述说!父亲,你一定是看在眼里的,要不为什么每次我们遇到困境都能化险为夷呢。当我参加工作后,母亲设宴招待了我。她说,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敢累,不敢老,总怕照顾不好我,没脸去见你。现在,她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好似一瞬间的事,母亲就苍老了。在没有“照顾”好我之前,母亲连苍老都不敢!大哥告诉我,这么多年来,我的苦,大家一起吃了;大家的甜,全给了我一个人!二哥给我夹了一块肉,习惯性地咬掉了那肥腻的皮,把整块瘦肉放到了我的碗里……我泪眼婆娑无法自禁。   我一直在想,当年你抓紧我的手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直到今天我也想不明白,你当时是怎样拼尽最后一丝气力,那样无力地移动着自己的手,把它盖在我的手上紧紧地握住?这是你留给我的最后一个动作。长大成人的路上,我摔了很多跟头,每一次都跌得头破血流。当我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狂奔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在心底绝望地狂喊:“爸,帮帮我!”那时候我只觉得,除了向你呼救,世间再也没有人能够帮我。你一定是听到了,要不为什么多年来总有一群真诚的人在无私地帮着我?   父亲,在梦里,或者在风里、在雨里,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好吗?还有那么多的道理需要你来告诉我。我是多么地爱你。我是多么地想你。我需要你给我一片父亲的天空,风雨来了也不怕。

范文五:父亲的电话 投稿:田衷衸

那天中午,我是带着十分沉重的心情给父亲打电话的,原因是我不想让父亲伤心,也不想让自己伤心。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上午十一点左右,在老家一中学里当老师的我二叔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堂弟给我打来了电话,说要跟我商量一件事:“说什么我的父亲跟三叔因一些小矛盾,十几年都没有说话了,现在老人们年纪都大了,说不定那天说没就没了,不能老这样下去呀!他要从中说合。再说马上也要过春节了,在过年期间他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邀请两位老人一起坐坐,好化解他们彼此之间的小怨恨,希望能得到我的帮助,给大爸打个电话,好好劝劝,说合说合。”我给堂弟说:“我父亲和三叔之间的小矛盾,说起来也很简单,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解决起来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也不会是那么顺利的,一定会有很大的难度的,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的。因为:一是两个老人的脾气大家都知道,都是有点倔,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很难听进去别人的话;二是时间太长了,两个老人同在一个庄子上居住,两家离得又是那么近,都十几年没有来往了,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彼此跟陌生人没啥区别的。如今,想要使这样的两个人一下子冰释前嫌,他们宁肯坐在一起吃饭,但也不会彼此之间说话的,这事急不得,得慢慢来。”可堂弟是个急性子,他又说:“今天中午就去我家,找我的父亲,要好好劝说劝说,同时叮嘱我说,中午时间给大爸打个电话过来,我俩一起劝劝。”想着堂弟撮合两位老人如此急切的心情,我也不好意思说什么,答应中午时间一定会打电话给我的父亲。可是,堂弟并不知道父亲的身体状况。最近一两年来,父亲的耳朵背得很厉害,所以我每次给父亲打电话,父亲基本上一句话也听不上,只是因为知道我的电话号码,见是我打来的电话,光说自己好着,不要牵挂,并叮嘱我好好干工作,就匆忙地挂断了电话。但是,堂弟的话,我又不得不听,否则他就会说我不关心老人们的事。当时带着有点纠结的心理,中午十二点一刻钟,我拨通了堂弟的手机,跟堂弟说了两句客套话之后,就叫我的父亲接电话,堂弟立马把电话给了父亲。我说:“阿帝(土族语,父亲之意),堂弟给你说得事情,你怎么看?”父亲那边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急得堂弟在旁边直喊,叫我再大声点。于是,我又对着话筒大声地喊起来,可是父亲还是那句话:“我听不见。”就把手机给了堂弟。于是堂弟无奈地对我说:“抽个时间下来,我们一起当面好好劝劝老人家。”我说:“现在是年底,上级各部门马上要来考核一年的工作了,我又在办公室里,手头工作很多,等考核结束了,再说吧!”于是,一次以电话说劝的方式,就以这样的结果而告终。其实,怎么说呢?几年以前,父亲看着身边的人,都有手机的时候,也梦想着自己拥有一部手机。那年腊月回家探望父亲之际,父亲不经意间就流露出了这一愿望。于是,为了满足父亲的愿望,实现他拥有手机的梦想,我便给父亲买了一个功能比较简单一点的手机。父亲虽然有了自己的手机,但也没几个人给他打电话,只有我的两个姐姐和我,隔三差五地给他打个电话而已,但父亲害怕把手机费给用完了,每次接听我们的电话都是匆匆忙忙,从不说多余的话。这两年,父亲随着年岁的增高,耳朵更不好使了,背得有点厉害了,父亲的手机基本上就成了样子货,我每次打电话过去,父亲就开始自报家门:“说一切都好着,不要牵挂,好好干工作”,就匆忙地挂断电话。所以,如今我给父亲打电话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不是不想打电话,只是不想让父亲伤心,也不想让自己伤心。父亲也许了解我的心情,这一两年来,也一直不主动给我打电话。有时,我也在想,要是父亲有一点文化,能认识几个字,那该多好呀!虽然耳朵听不见,但可以用眼睛看,我也可以发个短信给他呀!哎!这一切只是个假设而已,因为父亲根本就没上过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只认识几个“洋码字”(我们老家对阿拉伯数字的叫法)而已。如今,一有闲暇时间,我就回老家去看望父亲,因为我想毕竟父亲年纪大了,以后与我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常回家看看”,就是对他老人家最大最好的安慰。那天中午,给父亲打过电话以后,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因为我明知道父亲的耳朵不好使,但仍坚持给父亲打了这样一个电话,这等于说是对父亲的一种善意的伤害,但愿父亲能明白我的这一份心意。

范文六:给父亲打个电话 投稿:曾桪桫

给父亲打个电话

他是个孤独的老人,而我是个不再和父亲来往的年轻女人。所以,我们俩相互吸引,一点也不让人奇怪。

我们是在疗养院认识的。我自愿去那儿当义工。那天,我上了阶梯,看见一个大个子,坐在入口处的轮椅里。他穿着一件浅黄色的衬衣和一条吊带裤。在我走到玻璃门前,他摇着轮椅过来,用力地向前抓住门的把手,接着,像骑士一样把门打开,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叫雷。”他对我说。

“我喜欢这名字。”我真心诚意地说。他是那样的温和,那样的坦诚,一点也不像我那个淡漠、生硬的父亲。

每个星期二,雷都会在入口处等着为我开门。

我给雷带去维C,因为我看到书上说,维C对气喘病人有好处。我也给他带一些小礼物,比如一块柔软的浴巾以及毛巾等。他则教我玩骨牌游戏,把他的甜点留下来给我。这些细小的举动使我们的友谊日益深厚。

我们变得如此亲密,以至有一天我离开时,守门人注意到雷还在门廊里向我挥手,不禁说:“你父亲真爱你。”

“他不是……”我的喉咙哽咽,无法把话说完,我向我的车冲去,你要是知道我的父亲!我那永远忙个不停、疲惫不堪的父亲!他从来不会和我玩骨牌游戏,也不会给我留甜食。大多数时候我都尽力不去想他,因为一想到他,我就心痛。但现在,守门人的话打开了我的记忆之门。我又想起来我结婚那天,他对我做的事,他在结婚典礼上给我的最后的、也是最令人尴尬的一击。

当时,乐队正奏着华尔兹舞曲,主持人愉快地宣布:“现在由新娘和她的父亲跳一曲!”每个人都满怀期待地等着。“不!”我父亲说,然后转过身,离开了房间,让我独自站在舞池中央。

那天父亲转身离开我时,我对他所有的积怨爆发了:我恨他从不参加学校里的重要 活动;我恨他威胁母亲,说要抛下工作的重担,扔下母亲和我。现在,我可以离开他了。而我真的从那天以后没再理父亲。

那已经是5年前的事了。

无论如何,我现在有雷,一个像父亲一样爱我的老人。

一天,我开车去疗养院时,雷却没有在门廊上。我匆忙把车停好,跑上阶梯,在上最上面一阶梯时被绊了一下。他在哪里?我跑到他的房间里,里面空空的,没有轮椅,没有人,噢,上帝啊!我跑到护士值班室。“雷在哪里?”我脱口问道。“昨天晚上,他们把他送到医院了,他的气喘病加重了。”

我找到了雷德病房。

“到这儿来,啊妮,别怕,一切都好。”他尽力地伸出手臂。我坐在床上,把头放在他厚实的胸膛上。他用手轻拍着我的背。

“没关系,阿妮,真高兴你能来看我。”他说。我听着他的话,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离开的时候,我站在门口对他说,“我明天再来看你,雷。”“好的,阿妮。”他说。

第二天早上,我吃早餐时。电话铃突然响了,我拿起话筒,是疗养院打来的,雷去世了。

挂了电话后,我慢慢地走出去,在路边拿起一份报纸,翻到讣告栏,看见雷的名字在上面。突然间,我感到一股怒火从悲伤中迸裂出来。雷确实有妻子和孩子!他有12个孩子——6个儿子和6个女儿——他们中除了两个之外全住在附近的区域!而我竟是最后一个和他在一起的人。

我给疗养院的小伦打去电话:“告诉我,这时为什么。”我问道,“为什么他的家人不和

他在一起?为什么最后陪他的人是我?”

小伦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她讲了,“我告诉你一些事情,我想你有权知道。雷过去是个酒鬼。他打他的妻子和孩子。当他搬到这儿来住的时候,他的家人们已经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不!我不相信!”我吼道。然而我想起来,雷从来不愿讲他的家庭。而他家里人也从来不来看他。但是小伦描述的这个酒鬼不可能是那个叫我“阿妮”的慈爱的老人。

“我说的是实话。”小伦说。她停顿了一会儿,“他到这里来时,曾和我推心置腹地谈过一次。那时他已直面了许多不愉快的现实。他说他醉酒的一个原因是:他以为酒能帮助他排忧解愁,消除他的自卑感。可是,酒只能使他更烦闷、更自卑;然后他就把一股怒火发泄在妻儿身上。他一次又一次地请求上帝宽恕他。但一切都太晚了,他们再也不想理他了。”

“可是我把他当成了父亲。”我哽咽着说。“雷也把你看做女儿。他是这样对我说的。你给了他一个爱的机会,让他感觉获得了原谅。我想,你是上帝派来安慰那个孤独、悲伤的老人的,否则他的一生中除了后悔、遗憾外,什么也没有了。”

我们道了声再见,挂了电话。我的思绪慢慢地飘远。雷和他的孩子们疏远了,就像我父亲和我一样。父母和孩子之间究竟怎么回事?为什么最具破坏性的关系总是存在于那些本来有着最亲密关系的人之间——那些有着血缘关系的人之间?

弯下腰,我捡起了落在地上的挂历。挂历正好翻到6月,上面有一幅画:一个小女孩和他的父亲去钓鱼。很久很久以前,我的父亲也带我去钓过鱼。那是个美好的回忆,是我埋藏在所有悲伤的回忆下面的一个。

我慢慢地把挂历挂到墙上。然后,我拿起电话。我要给父亲打个电话……

范文七:爱打电话的父亲 投稿:孟褀褁

这天晚上,李树刚从教室回到宿舍,舍友阿文说:“李树,今天你爸又给你打电话了。”昨天父亲打来电话,李树没接到,没想到今天又打来了。

李树一听,心里有些不高兴。马上就要考试了,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泡在教室里复习,手机停机了也没去交费。怎么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上周不是刚通过一次电话吗?

李树不知道怎么联系父亲。这两年,父亲跟着村里人在外面打工,一直没买手机,平时都是父亲主动打过来的。

第三天,当阿文第三次告诉李树他父亲又来电话时,李树有些恼火了。三天两头打电话来,以为我吃饱撑着没事干呀!话刚要出口,李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寒假时,父亲跟李树说想盖间新房子,父亲读书少,认不了几个字,便想让李树写一份申请书。李树不赞成,一方面家里老屋住着还算宽敞,没必要新盖;另一方面李树马上要找工作了,各方面都要钱,要是盖了房子,哪拿得出钱来。母亲也反对这个想法,便帮李树找借口推辞了。李树猜想父亲十有八九是为这事来的。

次日一大早,李树还在被窝里,宿舍电话又响了。他一接,是父亲。李树没好气地说:“有什么急事呀,这么早就打电话?”

父亲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哦,没事。就是几天前打电话回去,你妈说你感冒了。我就想来问问,现在好点了没?”

李树一下子愣住了,他立刻明白过来,自己误会了父亲。他吞吞吐吐地说:“那点感冒早、早好了。”

父亲舒心地说:“那就好。哦,对了,昨天我从老板那取了500块钱打到你卡里了,你有空就去看看到账了没?”

李树心里更加自责了,问父亲:“你现在是在哪里打的电话?”

父亲说:“在电话亭打太贵,我走了三里路才找到这个公用电话。哎呀,不说了,还有半小时就要上工了。你在学校只管好好学习,生活上别省着,该花的就花。” 李树鼻子一酸,忍不住喊了声:“爸„„”

范文八:父亲的56个电话 投稿:余薿藀

六月的第3个星期天,是父亲节。    米兰睁开眼睛时,已经是7点多了。宿舍里,一个叫叶子的同学正在给老爹打电话。叶子打完电话,眼睛红红的。“刚才打电话,得知爸又病了……”叶子说。    米兰也想给父亲打个电话,开学到现在还没有回过家。她掏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没人接。父亲是不是又去养猪场忙活了?父亲可是家里的顶梁柱,一直拼死拼活地干,扛过盐包,下过煤矿,拉过板车……上了年纪后,父亲开始了生猪的饲养。    电话还在“嘟嘟嘟”响着,终于,那头有人说话了。“丫头吧,我刚才去给你爹送饭了……”是母亲的声音。“妈,你身体还好吗?女儿不能回去给你们尽这份孝心了,今天是父亲节,告诉爸爸,以前我有很多地方对不起他……”她一边说着,一边想着满头霜花的父亲在养猪场里一手屎、一手泥的样子,不禁轻声啜泣起来。“丫头,你怎么哭了?”母亲问道。米兰忍住眼泪,正要给母亲再说几句。“米兰,都几点了,还在磨蹭什么,快开始排练节目了!”是班长的声音。“妈,我要走了,不能跟你多说了……”说完就跑下楼了。由于匆忙,米兰将手机遗忘在了宿舍。    排练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学校门前的那条路上,米兰看见学校门口那盏路灯下蹲着一个瘦瘦的男人,烟头一闪一闪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路口。走近后,米兰惊讶地发现,是父亲,她差点叫了起来。    这时候,父亲也站了起来,向前迎了过去。“米兰,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3个钟头……”父亲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变,只是有些嘶哑。“爸,你怎么在这里?”米兰望着路灯下父亲花白的头发,鼻子陡地一酸,半年没见,父亲的背又佝偻了许多。    “丫头,你没有遇到想不开的事吧,大清早的在电话里为什么哭哭啼啼?”父亲没等她回答,接着说,“你妈大清早就哭着说你有什么事,说是什么‘劫’不‘劫’的,我一听,猪都没喂,就往家跑,给你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米兰看着父亲手指缝里隐藏着的泥土,想到从家到学校坐火车就得6个小时,米兰说:“爸,今天是父亲节啊,想送给你一个祝福啊!”“都怪你妈笨,俺这丫头有老天爷保佑,我一会儿就给你妈打电话,省得她操心……”父亲一下子明白了,笑了起来。“爸带你去吃鱼香肉丝……”父亲知道她从小就爱吃这道菜。“爸,我吃过了,你没有吃吧,我请你吃……”米兰拉着父亲的手。“不了,我这里有。”说着,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两包方便面。    米兰知道,现在回去根本没有车,想劝说父亲住旅社,但父亲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对她说:“到哪里都是打上一盹,在车站候车室对付一宿,明天再上路。”    父亲渐渐走远了,米兰很想跑到车站陪父亲一宿,但又害怕他责骂自己,只好回到宿舍。拿起手机,有56个未接电话,15个来自家里的固定电话,41个是父亲的手机号码。    她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    陈玉美摘自《幸福家庭》

范文九:父亲的56个电话 投稿:董壐壑

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是父亲节。   米兰睁开眼睛时,已经是7点多了。宿舍里,一个叫叶子的同学正在给老爹打电话。叶子打完电话,眼睛红红的。“刚才打电话,得知爸又病了……”叶子说。   米兰也想给父亲打个电话,开学到现在还没有回过家。她掏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没人接。父亲是不是又去猪场忙活了?父亲可是家里的顶梁柱,一直拼死拼活地干,扛过盐包,下过煤矿,拉过板车……上了年纪后,父亲开始了生猪的饲养。   电话还在“嘟嘟嘟”响着,终于,那头有人说话了。“丫头吧,我刚才去给你爹送饭了……”是母亲的声音。“妈,你身体还好吗?女儿不能回去给你们尽这分孝心了,今天是父亲节,告诉爸爸,以前我有很多地方对不起他……”她一边说着,一边想着满头霜花的父亲在猪场里一手屎、一手泥的样子,不禁轻声啜泣起来。“丫头,你怎么哭了?”母亲问道。米兰忍住眼泪,正要给母亲再说几句。“米兰,都几点了,还在磨蹭什么,快开始排练节目了!”是班长的声音。“妈,我要走了,不能跟你多说了……”说完就跑下楼了。由于匆忙,米兰将手机遗忘在了宿舍。   排练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在学校门前的那条路上,米兰看见学校门口那盏路灯下蹲着一个瘦瘦的男人,烟头一闪一闪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路口。走近后,米兰惊讶地发现,是父亲,她差点叫了起来。   这时候,父亲也站了起来,向前迎了过去。“米兰,你终于回来了,让我等了你3个钟头……”父亲的声音一点也没有变,只是有些嘶哑。“爸,你怎么在这里?”米兰望着路灯下父亲花白的头发,鼻子陡地一酸,半年没见,父亲的背又佝偻了许多。   “丫头,你没有遇到想不开的事吧,大清早的在电话里为什么哭哭啼啼?”父亲没等她回答,接着说,“你妈大清早就哭着说你有什么事,说是什么‘劫’不‘劫’的,我一听,猪都没喂,就往家跑,给你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米兰看着父亲手指缝里隐藏着的泥土,想到从家到学校坐火车就得6个小时,米兰说:“爸,今天是父亲节啊,想送给你一个祝福啊!”“都怪你妈笨,俺这丫头有老天爷保佑,我一会儿就给你妈打电话,省得她操心……”父亲一下子明白了,笑了起来。“爸带你去吃鱼香肉丝……”父亲知道她从小就爱吃这道菜。“爸,我吃过了,你没有吃吧,我请你吃……”米兰拉着父亲的手。“不了,我这里有。”说着,父亲从口袋里掏出两包方便面。   米兰知道,现在回去根本没有车,想劝说父亲住旅社,但父亲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对她说:“到哪里都是打上一盹,在车站候车室对付一宿,明天再跑路。”   父亲渐渐走远了,米兰很想跑到车站陪父亲一宿,但又害怕他责骂自己,只好回到宿舍。拿起手机,有56个未接电话,15个来自家里的固定电话,41个父亲的手机号码。   她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   (摘自《焦作晚报》)

范文十:父亲节里忆父亲 投稿:程饍饎

父亲节里忆父亲

昨晚,又梦见故去的父亲。

梦见我们家依然住在南门小院,低矮的平房,花木扶疏的院子,活泼顽皮的小猫,还有健在的父亲和尚且年轻的母亲,我和弟弟依然是敏感自尊的少年。

在那没有电视机的童年,想起父亲曾经对我们许下的诺言:如果年底钱充足的话,不买电视机,带领我们一家去汉口玩几天,追寻父亲曾经清贫而快乐的童年足迹。

说起来,父亲还是现在驴友们的先行者,过早失去双亲成为孤儿的父亲在青年时代孑然一身,了无牵挂,足迹也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喜爱旅游的父亲在那火红激情的岁月成为一个远离政治硝烟、自由自在的旅行者。父亲是最早背着一架海鸥相机游览名胜古迹的驴友,那时的父亲,因为戴着一块二手罗马腕表,背着海鸥相机而成为我的几位表哥们眼中时尚的偶像。后来,父亲从西宁复员同母亲一起回到应山,父亲的相机和书籍皆成为表哥们竞相争抢的时尚单品,那部海鸥相机虽然早已不知落入谁家,但我家老影集里面发黄的黑白照片却足以见证了那时父亲为我们记录下的前尘旧事。

当年父亲对我和弟弟承诺的武汉之行因为经济的原因,最终没能成行,我们却在父亲的讲述中充满了对老汉口的向往:老海

关的钟声,归元寺的佛鼓,古琴台的幽丽,武汉三镇的轮渡和汽笛,甚至热干面的麻香,三鲜豆皮的诱人......父亲一直很自豪的自诩为老汉口,他认为自小到大为了谋生已然跑遍武汉三镇,所以带着我们姐弟出去简直就是活地图。

我们家由于经济困顿,这个美好承诺俨然成为望梅止渴的传说。到后来我参加工作,又要供弟弟在上海读大学,家里收入始终紧吧,到武汉去、到上海去甚至到北京去都成为我们家对未来的一种规划,由于资金到不了位,始终停留在空谈中。直到弟弟毕业参加工作,这时的父亲已经中风多年,生活都不能自理,何谈兑现他的承诺?

除此之外,父亲还有一个未了心愿 :成为一个作家。我依然记得父亲曾经定下的笔名“白夜”,或许父亲丰富的人生阅历,颠沛流离的家族漂泊史,亲人失散零落,家计的艰辛维持,都早已成为父亲胸中想要书写的千言万语。而且父亲比我勤奋、聪明,收集过好几本剪报,积累下好几箱百科全书,可惜因为在退休那年中风,一切化为泡影!我虽然还算传承父亲衣钵,对文艺有些爱好,却因为人生阅历的过于简单而注定写不了厚重的小说。 父亲未曾兑现的承诺还有教我拉二胡和吹口琴, 所幸我现在学会了古筝,还算没辱没父亲多才多艺的基因。

今天,在这个属于父亲的节日里,特意为父亲弹奏几曲,慰藉父亲在天之灵:感谢父亲的养育,让我有了平凡但不卑微的生命;感谢父亲的爱,让我能在贫困中依然有过快乐童年;感谢父

亲的聪明好学,让我得以传承衣钵,不仅有了谋生的工作,而且有着比常人丰富多彩的内心。

虽然父亲已经离开我们五年多了,可我依然感觉到父亲对我的关爱和庇佑 ,依然感觉父亲和生前一样,为家人默默撑起遮风避雨的大树,让我们的心踏实安稳,无惧风雨。

字典词典四川省经济工作会四川省经济工作会【范文精选】四川省经济工作会【专家解析】动物的天敌动物的天敌【范文精选】动物的天敌【专家解析】关于自省的议论文关于自省的议论文【范文精选】关于自省的议论文【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