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二手奢侈品_范文大全

日本二手奢侈品

【范文精选】日本二手奢侈品

【范文大全】日本二手奢侈品

【专家解析】日本二手奢侈品

【优秀范文】日本二手奢侈品

范文一:二手奢侈品藏金 投稿:史鯊鯋

二手奢侈品也可以做得风生水起,关键在于你是不是行家。

  

  米兰名站店主朱莉和V2二手奢侈品店店主林涛、杨旭最近都很忙。卖货的人多和买货的人多,让他们的二手奢侈品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朱莉告诉《小康•财智》记者:“我的两家店每个月营业额在30~50万。”杨旭告诉《小康•财智》记者:“我们一年的利润大概近100万。”米兰站的总裁姚君达说:“2009年,米兰站的利润超过6000万港元。”

  二手奢侈品概念在中国的广泛传播,让二手奢侈品摇身一变成为了摇钱树,对奢侈品的爱慕和处理二手奢侈品的迫切心情,让这个市场出现了春天。

  

  中国是巨大的二手市场

  

  金融危机时期,中国奢侈品市场逆市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购买力。数据显示,2008年和2009年,中国的奢侈品消费已经直逼日本,超过美国,跃居全球第二。2009年和2008年相比,全球占有率27.5%,上涨了3个百分点。

  大量奢侈品的消费,也让中国成为巨大的二手奢侈品市场。虽然相较于欧美和日本,中国人对二手的概念还觉得陌生和有点难接受,但是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等城市,二手的概念已经被大部分白领认可,尤其是中国香港地区,二手奢侈品的生意已经初具规模,米兰站就是从香港走出来的二手奢侈品品牌店。

  杨阳是个月薪7000元的外企白领,想要一款爱马仕的包是她长久以来的愿望,只是动辄好几万的售价让杨阳知难而退,二手奢侈品店的出现,满足了杨阳的愿望。

  其实,杨阳的愿望也是很多城市白领的共同愿望。调查显示:在有奢侈品消费欲望的人群里,30%的人不能接受二手,20%的人可以考虑,50%的人表示如果看起来很新,可以接受。

  朱莉说:“我很看好中国未来的二手奢侈品市场,这个市场大量藏金,将引来更多的淘金人。”杨旭也说:“二手奢侈品在中国是个大生意,前景光明。”

  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欧阳坤在接受《小康•财智》记者的采访时明确表示:“预计5年后,中国奢侈品市场将会达到146亿美元以上的全球份额。”依照奢侈品消费的比例,二手市场未来5年也有44亿美元的份额。

  二手奢侈品藏金,谁说不是呢?

  

  如何做二手生意

  

  家有家法,行有行规。二手奢侈品的市场固然好,但是对于初入门的投资者来说,也面临着百般困难,就是有着从业经验6年的V2店主杨旭,也和记者坦言,曾经在北京三元桥和尚都SOHO开过分店,但最后因为各种原因以关门告终。

  那么,二手奢侈品应该从哪儿做起才能经营得有模有样?朱莉和杨旭、林涛的亲身经历也许就是最好的教材。

  

  第一课:开店必备常识

  选址:V2开在建外SOHO,米兰名站开在建外大街东方瑞景。朱莉说:“我们的客户群主要是公司的白领,所以选址建外是为了方便更多的客人购物。”

  建外是北京著名的金融商业区,这里云集了北京很多优秀的企业,也云集了众多月薪在1万元左右的白领,这些白领正是二手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

  经营时间:每天的下午和晚上,是朱莉和杨旭最忙的时候。朱莉的店员告诉记者,晚上卖出商品的概率比白天要高。所以,守候夜晚是二手奢侈品店最为愉快的时光。

  V2和米兰名站的关门时间,均在晚间22:00以后。

  

  第二课:尊重中国人的消费习惯

  二手奢侈品概念很广,从箱包,到服饰、珠宝,生活的每个领域都有二手奢侈品的影子。

  在V2店里,记者满眼都是包还有少量的首饰和表。而在米兰名站里,记者除了看到包、首饰、表之外,还看到衣服和鞋。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杨旭称:“包是卖得最好的二手奢侈品。”朱莉也说:“我店里的货走得最快的是包。”而在中国做得声名鹊起的米兰站也是以箱包为主。同为二手奢侈品店的古着,以衣服为主,店里就明显冷清。

  这种情景在日本是不存在的,日本市场上的任何一种二手奢侈品都很受欢迎,为什么中国却有偏好。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不能接受别人穿过的衣服,讲究比较多。”“衣服不同于箱包,比较挑人。”朱莉和杨旭告诉记者。杨旭说,他们曾经经营过一段时间的衣服,但是很难销售出去,因此后来作罢。而米兰名站里的衣服也仅占整个店的一个角落。

  所以说,中国的二手奢侈品生意,主要是在箱包上。对此,广大的网友投票结果也显示,想要二手名包的人占了70%,而对衣服感兴趣仅占5%,其他的为首饰和珠宝等等。

  朱莉告诉记者:“在名包里,中国人最青睐的品牌是LV、爱马仕、古奇等几个大品牌,因此我收包的时候也主要集中在这几个品牌。”

  

  第三课:充足的货源

  “北京是个巨大的礼品市场,所以北京的二手货源很充分。”朱莉说。据记者了解,目前中国有二手奢侈品店的城市并不多,北京、上海、深圳和香港最为集中,杭州和南京是近两年才开始有类似的店。

  但是市场考察的结果显示,沿海城市奢侈品消费的比例很高,可回流到市场的很少。想要处理二手奢侈品,找不到合适的渠道成为很多沿海富人的烦恼。大连的艾佳给记者留言说,她有很多过气的LV挎包想要处理,但典当行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日用奢侈品,所以她苦于没有合适的地方处理。虽然知道中国有几个城市有二手店,但是这种交易只有面对面才能进行,所以她的包一直都在家里的柜中继续过气着。

  艾佳的苦恼正是二手奢侈品店的喜悦。米兰站姚君达因为充分调动了中国市场各个城市的货源,所以他的每个连锁店都能保证600只二手包的流量,甚至有一些是限量版的全新包。虽然没有米兰站做得大,但是有两家店的米兰名站也有500只包的流量,只有一家店的V2也有300只包的流量。

  “只有保证包的流量,生意才能做起来。”朱莉告诉记者。

  

  第四课:多种营销方式

  如今,二手奢侈品店采用的售卖方式主要有三种:回购、寄售、换购。

  米兰站采用的方式最为单一,只有回购一种,而V2采用的是回购和寄售,米兰名站则是三种方式兼有。

  寄售是二手店最为广泛的售卖方式,多数的卖家都愿意选择寄售的方式,因为寄售的价格比回购的价格高,包出手以后,只要支付给二手店一定的费用即可。朱莉说:“我们店里50%的货都是寄售的。”

  对顾客来说,其实哪种方式并不重要,他们只要能买到自己喜欢的包就好。但是对店主来说,三种方式实际上有很大的差别。

  回购是得利最高的,但是风险比较大,如果回购的包卖不出去,那么,成本只能店主自己承担。不过,因为回购的奢侈品所有权已经转移,所以和卖家的纠纷很少。估计这也是米兰站只选择回购一种方式的缘由所在。

  相反,寄售虽然风险小,但是纠纷多,货主和店主的矛盾多多少少都会存在。

  换购相对来说简单很多,卖主的包折价换购店里别的款的包,补齐差价,是最便捷的销售方式,但是利润空间较小。

  除了以上几种方式,每家二手店也有自己的一些特色,米兰站推出的无息分期付款就很受消费者的欢迎。米兰名站的搭售也是人气很旺。

  

  第五课:成本经营

  那么,启动一个二手奢侈品店需要多少资金?

  杨旭说:“2004年开业时我们大约花费60万元。”

  朱莉说:“我的两家店面积约为60平米,开业花费100万元左右。”

  实际上,一个二手奢侈品店的成本主要是集中在货源上,除此之外是房租和店员工资等一些杂七杂八的支出。

  对于一个想要投身二手奢侈品店生意的人来说,初期有100万元,后期每个月能保证40万左右的流水,那么,小店就可以有模有样的经营下去。

  

  假货带来诸多困扰

  

  虽然中国是个巨大的二手奢侈品市场,但是中国也是一个巨大的假货市场。

  在朱莉每天的工作中,她觉得最难过的时间就是分辨货源的真假。“中国的假货实在是太多了。”朱莉说,“有的假货已经到了真假难辨的程度,所以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她坦言,曾因不慎收到假货,所以对假货很是气愤。

  目前,在中国的二手奢侈品店里,鉴定师基本上就是店主自己。V2的林涛告诉记者:“所有的货都是由我们自己鉴定。”

  这也成为了制约这个行业发展的瓶颈。朱莉说:“一直想要开分店或者是满足想要加盟者的要求,但是因为缺乏鉴定师所以不敢冒然开店,怕影响了店的品质。”

  在朱莉的记忆里,假货的来源有的是故意的,有的不是故意的。北京是个大的礼品市场,所以北京的货源基本上都是礼品,由于卖家本身缺乏对货物的辨别能力,所以拿来之后,不仅店主困扰,卖家也是失望,而想要浑水摸鱼的就更多了。

  朱莉说,她觉得如果市场上没有假货了,那么,她的生意会更好做。

  

  行业规范引发的争论

  

  对V2的店主林涛来说,他觉得中国的二手奢侈品市场已经崛起,但是没有相关的法律规范很让他们头痛,因为没有规范意味着货品没有统一的定价,货品的价格都由店主说了算。如果行业规模扩大,会引来不正当的竞争。

  对此,朱莉则认为,这样更加能体现一个店的特色,增加店铺的竞争意识,对行业来说,其实是一种促进。

  相关专家说,中国的二手奢侈品市场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规模,所以基本上都是引用奢侈品和典当行的相关法规,新的针对性强的法规短时间内不会出台。不过,随着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壮大,新的法律规范肯定会陆续出台,为这个行业的发展提供有力的保障。

范文二:二手奢侈品也疯狂 投稿:陈枈枉

进军内地后,香港著名的二手奢侈品店—“米兰站”遭遇到不小的麻烦,北京、上海等城市充斥着众多名为“米兰站”的同类商店,但香港“米兰站”的商标却无法获得工商注册。

  “米兰站”真假难辨的尴尬,也是国内二手奢侈品市场繁荣的一个注脚。与其他产业一样,二手奢侈品市场同样遵循着这样一个逻辑:新品市场的繁荣总会带来二手市场的崛起,“台风来了,猪都会飞”。

  据公开资料,201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年消费总额达170亿美元(不包括私人飞机、游艇与豪车),预计今年突破200亿美元。所有人都知道,中国终有一天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二手市场的繁荣也只是时间问题。

  与其他所有零售一样,二手奢侈品,甚至是奢侈品市场,都遵循着“中国特色”的市场规律。在中国市场的“特色”之下,这门庞大的新兴生意究竟怎么玩?

  米兰站的犹豫

  目前活跃在国内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公司,主要分为两大阵营,以米兰站为代表的买断模式,和以寺库为代表的寄卖模式。前者以现金购买低买高卖,毛利大约在20%,主要以箱包为主,而后者则是为货主提供寄卖渠道,收取10%的服务费,除了箱包还包括珠宝、手表以及服饰、配饰。

  2001年米兰站开始营业,香港商人姚君达利用私人关系经常到名媛家中收购二手名牌包,有了充足的货源与便宜的价格,米兰站的生意在香港迅速发展起来,并且在2005年开始对外发展。

  随着米兰站口碑累积,2005年之后,米兰站的工作人员开始逐渐意识到另一部分消费群体的重要性—大陆观光客。不过他们发现,大陆客与香港工薪女性购物不一样,他们的包总是选择最新的,并且不太在意价格问题。

  2009年米兰站终于在北京CBD华茂商业区开设第一家分店。不过,那时候打着米兰站旗号的店铺已经遍布北京众多商业区。

  从香港到内地,从北京华茂店到三里屯Village,作为二手奢侈品市场的领军者米兰站却多少有些迷失。

  米兰站北京第一家店之所以选择新光天地,是因为这里毗邻众多奢侈品门店。“有钱人会在奢侈品店买,而年轻的时尚人群在逛名牌之后更多会选择有价格优势的二手店。”一位米兰站前员工说。

  除了客源考虑,品牌定位提升也是开店选址的重要因素。不过,与日本MUJI、优衣库一样,米兰站也开始一改“国民零售”、领家女孩形象提升起自己的品牌定位。

  米兰站的蜕变,从它的选址可以看出来。与MUJI、优衣库一样,米兰站在香港大都地铁站开店,主打便利与实惠,它所定位的目标客户更多的是香港普通市民,其中以工薪女性为主。在香港,米兰站店门都是很小一家,每一家店都在努力塑造像家一样的氛围。“米兰站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个二手商品店,它并不是高不可攀,追求的是平易近人”。但在北京华茂店,这种平易近人的感觉却被周围的奢侈品旗舰店所打破。

  2010年米兰站开设北京第二家店,选址在三里屯Village南区。一位米兰站员工透露说,由于当时三里屯Village北区并未开发,所以只能选择在南区开店。三里屯Village南区以优衣库、阿迪达斯、耐克等青年时尚品牌为主,平均客单价只有1000至2000元,米兰站平均客单价则在4000元左右,而北区则以阿玛尼等奢侈品为主—按照米兰站品牌提升的诉求,很明显,北区更为合适。

  由于Village开发进度的原因,米兰站最终选择了南区,与北京华茂店主打的品牌升级不同,三里屯店Village南区店,米兰站恢复了香港许多门店一样的气质—平易近人。

  米兰站摇摆在高端时尚与平易近人之间,而华茂店与三里屯店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多少显得有些“分裂感”。也有米兰站的工作人员将这种“分裂感”认为是,一辆火车切换轨道的必然。

  事实上,这种“分裂感”背后,更深刻的原因还在于,香港市场与内地市场的不同—在香港,“二手奢侈品”是消费品,而在内地,“二手奢侈品”或许称之为“闲置奢侈品”更恰当,它与礼品市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闲置礼品

  2009年,李日学在山东开设了一家名为“寺库”的闲置品寄卖网站。做过多年的电器代理,李日学经历了家电行业的高峰与潮退,那时候他隐约觉得,二手市场有很大空间,而寄卖模式则可以免去大量的资金与库存压力。

  寺库发展早期,李日学发现众多寄卖商品中,奢侈品占了很大比重,还有大量名烟与名酒。李日学说:“这与东方人有送礼文化有着密切关系。”在投资人与朋友的建议下,2010年开始,寺库开始做减法,专注奢侈品寄卖领域。

  2011年,IDG投资1000万美元入股寺库。寺库的投资顾问开玩笑说,那时候寺库还在北京建外SOHO开店,净资调查时,门店的商品库价值就有1个亿,IDG的投资人看到堆积的箱包和手表很快就敲定投资了。

  A轮融资后,寺库也开始自己的升级转型,不久后,它的门店从建外SOHO撤出,而在金宝街开设了一家1000平米的体验店。这个决定的背后,有着李日学自己对于“二手奢侈品”的理解和判断—香港米兰站式的二手奢侈品定位,或许并不适应国内环境。

  事实证明,撤离建外SOHO搬入金宝街的决定是正确的。在建外SOHO,寺库平均客单价只有1000元,消费群体大都只是购买钱包、配饰,以女性为主,而在金宝街,它的客单价已经涨到了10000元左右,男性与女性购客各占一半。

  “由于许多人的奢侈品都是送礼,或者送给别人礼的。它们普遍都很新,‘二手奢侈品’或许改为‘闲置奢侈品’更贴切。”他说,“建外SOHO主要是给工薪阶层,但‘闲置奢侈品’其实应该定位一些真正的奢侈品玩家—一些常年消费奢侈品的人”。

  寺库目前在北京、上海、成都三地开店,都是超过1000平米的旗舰店,它们希望能够给购买者以奢侈品旗舰店的体验。与米兰站主打箱包不同,寺库追求的是全品类,包括箱包、服装、珠宝、手表以及配饰。

  一位寺库的员工透露,“由于每个奢侈品都有自己的编号,我们很容易发现,自己的表和包刚卖出没几天,就会有人拿来寄卖”。购买这些“闲置奢侈品”的人群,有不少送礼人群,而寄卖者也有许多是刚刚收到别人的馈赠。由于特殊的“礼品市场”以及奢侈品玩家定位,寺库实体店的货品大都是9成新的新品,甚至是全新货品。   为了迎合国内的市场,米兰站北京也采用了类似的经营策略。一位米兰站的员工说:“米兰站近60%的客户都是为了送礼,也因此,米兰站北京的货品收购会更为严格,基本只挑新货,近80%的货品都是全新的。”

  尽管寄卖与买断模式有着本质的区别,但在国内市场,米兰站与寺库都是面临着同样的消费群,它们都希望这些奢侈品能够快速的流通起来。对于出售礼品的卖家而言,快速的套现是他们的需求所在,也因此,米兰站有着特有的吸引力,为了规避寄卖模式在速度上的不足,李日学也推出了“库支付”的产品—卖家寄卖产品时可以获得相应寺库积分,凭借这些积分,他们可以在店内换取其他产品。

  人人都爱奢侈品

  2012年,寺库先后在上海、成都开设自己的体验店。李日学说,这是两个必须进入的奢侈品市场。随着上海、成都店的运营日趋成熟,他也发现,这是个不同于北京的消费市场。

  在李日学的描述中,北京属于“礼品市场”,而上海、成都则属于“消费市场”。在北京消费者更多的是为了送礼,而在上海、成都则大都是自己玩。

  “礼品市场”与消费市场的区别,反映在商品上便是,北京卖的手表和高价限量款的包居多,而在上海,人们更倾向于购买最新款和基本款包包——当然,无论是“礼品”还是作为消费品,大陆市场特有的“面子文化”的影响下,人们都愿意购买折扣的新品。

  与奢侈品消费不同,二手奢侈品困扰消费者的关键在于:售后服务与鉴定。对于米兰站而言,它所面临的问题是,即便米兰站拥有良好的口碑、拥有严格的鉴定收购规定,但国内充斥着各种“米兰站”的门店,消费者总是真假难辨。为了加强鉴定的能力,寺库也在日本、美国邀请来钟表、珠宝和箱包的鉴定员,李日学希望,寺库不仅仅是“二手买卖”那么简单,更能够为买家们提供鉴定、保养的一站式服务。

  在寺库的一站式服务的布局中,2012年寺库也在北京创办了亚洲最大的奢侈品养护中心。一位寺库的投资人说:“二手买卖始终是一锤子买卖,毛利只有10%,而米兰站的也不过20%。但奢侈品的养护确实个赚钱的活,皮包的养护一次需要500元左右,而名表消磁、修换表带一次至少2000。我们希望实现客户从购物要保养,全套的奢侈品价值循环。”

  典当行是二手奢侈品的另一个重要玩家。许多有产阶层为了短期融资,会将珠宝等奢侈品拿去典当融资。不过,由于融资额度的限制,大多数典当融资都以房产、豪车、游艇为主。更为重要的是,由于鉴定能力与品牌的保障,实际上,典当行的奢侈品大都会与米兰站、寺库合作。

  李日学说:“米兰站是贸易模式,而寺库则是服务模式,一个是卖货,一个则是实现价值循环。”不过,在李日学的描述中,寺库的主力卖家都属于“中高端奢侈品玩家”,但他也承认,寺库并不愿意失去米兰站定标的那部分用户,奢侈品初级买家。俘获这部分买家的方式便是,电子商务。

  寺库一位投资人表示,寺库很用心地将线上与线下市场进行区别。线下门店几乎都是全新的“闲置奢侈品”,而线上除了这些商品之外,还包括一些7成新的二手奢侈品。“我们不能把入门级买家拒之门外。”他说,“人人都爱奢侈品,北京、上海许多工薪阶层也会购买奢侈品,不过,她们更多的是购买LV、Gucci的通勤款。”

  寺库这种刻意的线下与线上区隔,也起到了很明显的作用。在线下,寺库的客单价保持在10000元左右,而线上则是5600元左右。“线上顾客图的是实惠,就是要便宜好货,而线下注重的是体验,是服务价值。”李日学说,“谁说网上不可以卖奢侈品?只要有足够好的信誉保障和服务保障,线上卖奢侈品是个未来。”

  今年6月,由太古地产和远洋地产共同投资的颐堤港开始试营业,香港米兰站将它在北京第三家店开设在此,在米兰站的公告中,它还将在大陆开设更多的门店。二手奢侈品的买卖还在持续升温。不过,上海、成都店开设之后,寺库将不再扩建线下门店,李日学透露,电商将会是下一个发展的重点。

  “5年左右的奢侈品可以流通,以10%至20%的流通率计算,这是个上千亿的存量市场。”谈到未来,李日学激动地说。

范文三:二手奢侈品包包 投稿:傅袈袉

二手奢侈品包包

爱马仕(Hermès)是世界著名的奢侈品品牌,

1837年由Thierry Hermès创立于法国巴黎,早年以制造高级马具起家,迄今已有170多年的悠久历史。爱马仕是一家忠于传统手工艺,不断追求创新的国际化企业,现已拥有箱包、丝巾领带、男、女装和生活艺术品等十七类产品系列。爱马仕的总店位于法国巴黎,分店遍布世界各地,1996年在北京开了中国第一家Hermes专卖店,“爱马仕”为大中华区统一中文译名。爱马仕一直秉承着超凡卓越、极至绚烂的设计理念,造就优雅之极的传统典范。

爱马仕(Hermes)从1837年在巴黎开设首家马具店以来的170多年间,就一直以精美的手工和贵族式的设计风格立足于经典服饰品牌的颠峰。它奢侈、保守、尊贵,整个品牌由整体到细节,再到它的专卖店,都弥漫着浓郁的以马文化为中心的深厚底蕴。

Hermes Kelly

拥有170多年历史的Hermes,世代相传,以其精湛的工艺技术和源源不断的想像力,成为当代最具艺术魅力的法国高档品牌。探寻这家历史悠久的法国公司,

可以发现许多有趣的故事:以生产丝巾和领带而著名的爱马仕竟然是以生产马鞍和马具起家。 19世纪,在法国巴黎,大部分居民都饲养马匹。1837年,蒂埃利·爱马仕(Thierry Hermes)在繁华的Madeleine地区的Basse-du-Rempart街上开设了第一间马具专营店。他的马具工作坊为马车制作各种精致的配件,在当时巴黎城里最漂亮的四轮马车上,

都可以看到爱马仕马具的踪影。Hermes1867年的世界贸易会中,Hermes便凭着精湛的工艺,赢得一级荣誉奖项。

1879年,蒂埃利的儿子查理·爱马仕(Charles-Emile Hermes)将家族企业扩大,他不但把Hermes总店搬往巴黎著名的福宝大道24号(24, Faubourg),与当地贵族靠得更近,还让爱马仕走出巴黎,走向欧洲各国。Hermes奢华消费的典型代表。

Hermes第三代继承人埃米尔-莫里斯·爱马仕(Emile-Maurice Hermes)对于艺术品十分圣殿。20世纪20年代,Hermes企业将产品拓展至手提袋、旅行袋、手套、皮带、珠宝、Hermes的产品设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Hermes的产品,保持着法国人的浪漫与艺术格调。 1951年起,Hermes由埃米尔的女

婿罗伯特·迪马(Robert Dumas)接掌,60年代起,Hermes又陆续推出了香水、西装、鞋饰、瓷器等产品,成为横跨全方位生活的品味代表。罗伯特·迪马本人亦是出色的丝巾设计师,他的经营使爱马仕丝巾获得了举世赞赏。1978年,Hermes家族第五代的让-路易·迪马(Jean-Louis Dumas)就任集团主席兼行政总裁,他开发了手表和桌饰系列等新商品,赋予了Hermes新的素材和气息。

20世纪80年代,象征身份的服饰穿着之风卷土重来,Hermes以出人意料之势迅速发展。Hermes

1956她不由自主地将片刻不离身的爱马仕凯莉皮包挡在身前,以遮掩因怀孕而隆起的小腹。美国著名的《生活》杂志恰巧捕捉到这一难得的画面,并用做封面,一时之间,爱马仕凯莉皮包之名不胫而走,这个镜头也成为了历史性的画面,一度引起了世界的瞩目。其他色彩明快的皮革制品、手感舒适的开丝米披巾、耀眼的珠宝首饰和丝质芭蕾式拖鞋等也都受到女士们的青睐。在男士用品方面,爱马仕推出了有精致内衬的皮夹克、斜纹呢便装、充满活力的运动外套、图案花俏的真丝领带等。

此外,皮袋也是爱马仕最成功的产品之一,要订制一个爱马仕的“凯利包”,需要等上几年时间,因为它的每一块皮革,都要经过多重繁复的步骤来处理。这种皮包均有制造匠师的标记,不论维修或保养,都由同一匠师负责,此严谨的制作,正是它矜贵的原因。 如今爱马仕集团总部仍坐落在巴黎著名的福宝大道,而它的精品则分布于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百家专卖店里。这个以马具制造起家的集团王国,在历经五代传承和百余年辉煌之后,至今仍旧保持着经典和高品质,并凭借其一贯秉持的传统精神,在奢侈品消费王国里屹立不倒。

拉准网以“体现奢侈品价值”为己任,是中国首家B2C二手奢侈品置换交流专业平台

,也是目前国内模式新颖、品类齐全的高端二手奢侈品销售平台。拉准二手奢侈品

网(lazhun.com)由拉准二手奢侈品鉴定评估技术中心、奢侈品售后服务技术中心

,二手奢侈品置换评估小组组成。正规细心的服务,高品质的团队,必定为您所用

,呈现不同的自我。

拉准二手奢侈品网团队精神: 与之为伍, 而不全情付出, 那是一种耻辱!

拉准二手奢侈品网服务理念: 让所有的闲置奢侈品变成硬货币.

客服热线:400-066-3600

网站地址:http://www.lazhun.com

客服邮箱:kefu@lazhun.com

客服QQ: 81128247

公司地址:深圳市罗湖区鼎丰大厦10楼1013D

范文四:日本人的奢侈品迷思 投稿:韩言訁

穿Prada的中国人民,也许可以从日本人身上看到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1976年夏天,巴黎的玛索大道,一批又一批挎着相机、旅行者打扮的日本人,成群结队地涌进了爱马仕(Hermès)、古驰(GUCCI)、夏奈尔(Chanel)或路易威登(LV)的店铺。他们中的一些人盯着货架上精心陈列着的气质高雅的皮包,手指在空中斩钉截铁地划出一道直线,大声嚷道“这一排全要了!”高挑的法国店员从鼻孔里轻轻地嗤笑一声,矜持而冷淡地回应:“包,一个人最多买3个。”不过,巴黎奢侈品老铺这种微妙的高傲感与敷衍的态度,似乎无法抵挡日本“新兴中产阶层”的购物势头。这一年,实川元子在法国还只是个穷留学生,暑假的短工便是托了这批同胞的福,为他们作巴黎的购物与餐饮的导游。同年,她稀里糊涂地进入了奢侈品购买者的行列―“打工时认识的古驰店员说有打折的包,我被引进店里,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奢侈品,花掉700法郎。”

  30多年后,实川元子的衣柜发生了巨大变化,汇集了路易威登、爱马仕、夏奈尔等品牌的包、丝巾、香水、手表和鞋子。今年,她还翻译了达娜・托马斯著名的《堕落的高级名牌》(Deluxe:How LuxuryLost Its Luster)一书,此书正以一个月内两版印刷的速度在日本热销。

  “原来我是典型的,为奢侈品疯狂的日本人!”实川元子望着30多年日积月累来的一柜子闪闪发光的大牌货,揶揄着说。

  “中产阶层都已经买了呀”如今,“日本人嗜好奢侈品”已成为全球公认的颇具特殊风貌感的事实。这个国家在向世界输出精良产品制造者之勤勉克己形象的同时,也神奇地输出了一个“奢侈品信徒”的形象。

  “年功序列”是理解这种现象的一个关键词。这个颇具日语特色的词汇,即指按资排辈,根据员工年龄以及在公司服务时间的长短来决定升职或加薪。日本社会向以社会秩序严谨、公司等级森严著称于世,头衔是地位、权威、服从等等众多高压词汇的集合,是代表身份的重要符号。通过简单的买卖关系便能入手的奢侈品,似乎可以成为另一种自冕的头衔,以安抚在长期的心理压力或心理劣势下造成的缺失感,或许我们能够将其称为某种“身份崇拜”。

  在《堕落的高级名牌》一书中,回答“为什么日本人喜欢奢侈品牌”这个问题时,达娜・托马斯引用专家的发言,指出“日本人认为他们生活在没有阶级的社会”是揭开现象之谜的关键,同时依据相关的案卷调查结果,揭示出85%的日本人拥有相信他们属于“中产阶层”的心理。上世纪60年代以后的日本,在问及个人家庭处于社会何等地位时,无论收入高低,“我们是中产家庭”是最普遍的回答。彼时的年收入分布图表上,“中产家庭”也确实占据了绝大部分面积,肯定“中产家庭”以及“中产阶层”的存在形成社会默认的风潮。

  但时至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迎来“失去的十年”,由80年代中后期光鲜的泡沫时代进入艰难的“平成不况”期(泡沫经济破灭导致的景气低迷现象被称为“平成不况”,平成元年即1989年)。其间,日本的贫富差距不断拉大,收入面的变化带来了消费两级分化趋势的可能性。“中产阶层”的概念不断受到质疑,似乎已经超越了经济学上的定义范畴。

  在这种情况下,仍有“85%的日本人相信他们属于‘中产阶层’”。执着的从属感究竟何来?“日本人最怕的就是和别人不同,这是个人人穿一样的校服长大的社会,”时尚观察家Hit o mi 说,“本来,奢侈品是显现并能够提高身份的一种事物,然而在大家都拥有奢侈品的情况下,不拥有奢侈品和主动地降低身份几乎同语。这是当今奢侈品价值在日本的荒诞变异。”

  

  到底都是谁在买?

  

  “我知道海外的当地人看我们大包小包拎着装奢侈品的新袋子四处游走,特别不顺眼,”一位31岁的日本奢侈品爱好者说,“但我就是喜欢。我的包都是夏奈尔和路易威登,还有大量古驰的鞋子,手表集中在卡地亚( C a r t i e r ) 、宝格丽(Bvlgari)和欧米伽(Omega)三个牌子,首饰中最喜欢蒂芙尼(Tiffany)的白金钻石系类。这些几乎全是海外旅行时在正规店买的。”她住在东京地价不菲的世田谷区,已婚,夫妇二人年收入共1200万日元。他们有一辆外国车,房子是没有贷款的小洋房,有600万存款。“存款不多,说明我不善理财。”她有点自嘲,“以后有了小孩,当然会买得少些。如果是女儿,我会把积攒下来的这些宝贝传给她。”

  一位侨居欧洲的30多岁的日本女性却有着不同的观点。她与丈夫两个人的年收高达2000万日元。“如果是好品质的东西,当然会考虑去买,不管是不是名牌,是什么牌子都不重要”另一位随夫赴欧5年,现在归日生活的40多岁的家庭主妇告诉我们,“我在20多岁的时候也很喜欢高级牌子。但到了欧洲后,发现和我同龄的外国女性根本不拿奢侈品在街上招摇。相反,我们国家二三十岁普通的年轻主妇们撑足了面子要去过那种想象中的名人贵妇式的生活。”回日本后,这位家庭主妇再也没把她的奢侈品拿出来用。日本Saison总和研究所实施的“海外高级品牌的形象与商品的拥有率”的调查显示,90%的日本女性拥有奢侈品牌的各种类型的产品。

  “女性是支配消费活动最重要的角色。”消费者心理动向分析的学者儿岛宁代还特别提到了20多岁的年轻女性,她们手中拥有4个钱包―自己的、父亲的、母亲的和男朋友的。复数的钱包在不同场合被她们聪明地支配使用,她们好时尚喜新鲜,在经济衰退的境况下,她们是商家最需要注意的顾客。

  

  金融危机下的“执恋”

  

  进入本世纪,日本一直竭力摆脱“平成不况”的阴影,去年秋季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无异于当头一瓢冷水,看来走好这条景气回复之路需要更多艰辛的时间。自去年秋季以来,各种奢侈品牌以日元升值为名,几乎同时打响了争夺顾客仅存零花钱的降价之战。尽管如此,东京银座的某老牌奢侈品直营店在周末仍是一副冷清惨淡的景象,二手市场也深受影响,销售额锐减。然而只要信仰仍在,即便是奢侈品信仰,信徒们总能以非凡的想象力与创造力为理想劈山开道。自日元升值以来,去韩国旅行成为了“韩流电视剧风潮”之后新的迷韩现象。3天2夜包括住宿的往返机票只需2万多日元。“美容、美食、购物”构成了众多日本女性赴韩旅行身体力行的3步计划。“而且首尔的免税店比东京要多!”一位6月底刚刚从韩国归来的30多岁的女性仍带着兴奋说:“免税店的东西比日本国内的定价便宜20%。能买到便宜的高级品牌,去一趟又快,它是我的治愈系(指安抚心灵的方式)。”

  一些神秘的奢侈品购物网络开始蔓延,会员制,折扣最多竟达90%,如早前的YOOX.com,如今又出现了GILT,网站的建立者一位在奢侈公司当过高层,一个出身eBay,一切看上去都很完美。但如果人生哲学并不特别执着于拥有物质实体,另一个专供出租奢侈品包包业务的网站Cariru可能能帮上大忙。事实上这个公司位于东京都港区的网站会员数自去年9月以后增长了3倍。今年1月份的会员人数为500。分属14个名牌的150个包包,可租1周也可租1个月。路易威登的印有Monogram的包,15万2250日元的原价商品,租1周7800日元,租1个月会员价22000日元。

  

  大众情人的代价

  

  “(上世纪)80年代是通过购买奢侈品来体现身份与地位的时代,付出价格的高低显现了身份的高低;而如今却是奢侈品到手得越便宜越能显出本事。”Outlet购物网络的编辑朗迪・马科斯说。

  从二三十年前开始,扩大事业成为各大奢侈品牌唯一的目标,商品在海外能够大量出售的事实在日本人身上得到印证的同时,大资本家们也制定了新的目标―开掘中间市场。这一以新兴的中产阶层为目标客户的经营策略与日本嗜好高级品牌的中产阶层一拍即合。

  原本与高级奢侈品本质背道而行的Outlet(折扣店)销售,仅作为高品质货品的影子而存在的事物,却在价格优先主义的经济背景下越来越火,大型的Outlet商城全日本多达35所,连北海道也在计划修建新的Outlet商城。

  路易威登甚至与大型零售商场西武百货联手,在池袋西武的地下层建起Outlet,内装完全更改了自己一贯所持的矜雅之风,以临时的工房仓库般的粗糙形象出现,却正巧妙地契合了Out let购买者内在的习性与品位。这种大胆得接近无耻的形象颠覆与消费形式的高度统一,影射了路易威登新的经营哲学―“若不能以我的方式战胜你,便以你的方式来战胜你”。

  在咄咄逼人的“奢侈品民主化”口号下,世界朝无差别的均质化或劣质化方向滑落下去。有人哀叹奢侈品堕落了,日本人是诱惑夏娃的蛇。而奢侈品与日本人的关系正如一场你情我愿的恋爱,只可惜奢侈品不作孤高的圣人,作了大众的情人。

范文五:你是奢侈品还是日用品 投稿:龚醩醪

春节的长假依然让人挥之不去,情人节的脚步却离得越来越近,当《将爱情进行到底》的电影唤起了人们对年少爱情的记忆,也让我们在这样一个浪漫的季节再一次很理性甚至带着些许刻薄的态度重新审视着两性情感这样的问题。

  截止到今天为止的最后一场聚会是和闺蜜渡过的,在一个很舒服的下午茶吧,遇到的侍者居然是她的远房亲戚的表妹。

  闺蜜长叹一口气说:幸好今天是和你一起出来的。我们心领神会地笑笑,原来闺蜜有着不足以外人道的小秘密……

  闺蜜是那种长得惊艳的美女型,她的身边总是少不了男人的,细细罗列,惊讶于两位数的尺度,当然亲疏远近也不能同日而语,我从来不批评别人的价值观和生活理念。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的方式,你可以不认同不选择,但不能要求别人也和你一样。她跟我说:无论她走得多远,那个一直在她身边的男友必定是她玩累了以后的最后一站。

  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所有的优点全部放在一个男人身边,当然也不可能所有的缺点都集中在一个男人身上,所以理想的伴侣和条件不错的伴侣是有本质区别的。有时候理想的伴侣就像你生命中的奢侈品,需要有极强的物质和精神的契合度;而条件不错的伴侣却往往更像你生命中日用品,虽然有时候可能不尽如意,甚至无趣,但是却是你一生的依靠。

  我曾经在自己的微博上有这样的言论:“对男人来说,女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奢侈品,一类是日用品。男人往往会花很大的精力去追求奢侈品一样的女友,因为光彩夺目,稀少、昂贵,使征服的过程更有乐趣;但面对生活、婚姻,男人更需要一个日用品一样的女人,因为没有奢侈品,生活仍然继续,但是没有日用品却无法象正常人一样生活。”也在一定的程度上引起了不小的口水战,口水战的结果便是你需要层层深入,这个世界上没有非此即彼的事物或者人,当然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一分为二来看待。

  就比如说奢侈品和日用品来讲吧,同一个女人,或者面对这个男人你是他眼里的奢侈品,而面对另一个男人你就变成他眼里的日用品,参照物不同,身价也会上下波动,表面上看似乎奢侈品更占上风,但事实上又如何,也只能见仁见智了。

  

  总策划、总编辑:金雨萍

范文六:日本奢侈品消费者分析 投稿:戴菣菤

Japanese Luxury Consumer

Emergence of Luxury Consumer

•Economic boom ‘Prosperous years’

•Expansion of middle class

•New found wealth

1970s – 1980s Luxury Consumers

•Travel abroad (Europe)

•Splash out on luxury

•French, Italian, Swiss luxury brands open in Japan

Change to Environment

•Bubble bursts •Decline of middle class income

•Social Changes – marriage delay

•Demographic– aging population

1990 to 2007: Consumer Behaviour is Stable

•Japanese Consumers continue to:

•Travel globally

•Spend on luxury brands

•Luxury house expand in Japan and in Japanese destinations

Recent events

•Continuing Global economic crisis

•Middle class income declines further

•5% decline in 20s & 30s age group*

* Source: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Nov. 26th 2009, Simm J.

The Changing Consumer

•2008: 5% decline of Luxury market*

•Consumer behaviour & attitude maturing

•Emergence of Fast Fashion

•Travel rate declining

* Source: McKinsey quarterly Aug 2009, Brian S

The New Consumer

Meet the mature Japanese consumer •Focused on exclusive products, discrete brands, fast fashion

•Retail leverage of lifestyle aspect

•Internet used for shopping and information

Proliferation of brands ... High & Low

Affordable

-Consumers are mixing up high end and fast fashion

Impact on Travel Retail

•Shopping still high on the list

•Women in 30s & 40s more likely to spend •Exclusive products / Limited Editions •Focus on destination unique local

specialities

Categories in other 60%*

* Source: Generation 2009

Summary •Consumer behaviour is changing •Retailers need to adapt •Choices must be unique to help drive purchases Thank You

范文七:二手奢侈品“钱途无量” 投稿:程謽謾

AMY是在沪上淮海中路写字楼上班的高级白领,午休时喜欢和同事逛逛“柏欧福”,寻觅“骨灰级”的二手奢侈品。

  满大街都是背着LV、GUCCI、CHANEL包包的人,仅凭外观,人们无法鉴别此包的真伪。“柏欧福”却能提供良好的产品鉴赏和估值服务,所以AMY小姐都可常去逛逛,以近距离感受奢侈品。

  二手奢侈品“星火燎原”

  拥有20年历史、全球50家分店的“柏欧福”(BRANDOFF)是日本二手品牌专卖店,可以说是二手奢侈品店的鼻祖,主营货品涵盖名牌包包、名牌腕表、珠宝,有极高的专家鉴定能力,顾客十分信赖。2011年它在上海南京西路开设第一家店后,2012年又在淮海中路瑞金二路口开出第二家店。尽管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但国外的二手奢侈品店巨头依然看好中国二手奢侈品前景,纷纷抢占地盘加速布局,一些二三线城市也出现了新扩张的二手奢侈品店。

  据全球咨询管理公司贝恩公司发布的《2012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目前,中国有500多家二手奢侈品专业经营公司,兼营二手奢侈品买卖的店家不计其数,但经营店铺良莠不齐,暴露了二手奢侈品市场鱼龙混杂、各自为政的局面。

  当前,大多数二手奢侈品店正处于创业初期,规模较小、市场知名度不高,只有米兰站、润物寄卖、寺库、柏欧福等二手奢侈品零售店相对成熟,寄卖模式是其成功的关键。柏欧福等二手奢侈品店大都采取线上商城和线下体验店的模式共同推进,提供鉴别真假和修复等售前、售后的服务保障,能确保寄售或销售的奢侈品货真价实、物有所值。二手奢侈品“天天向上”

  2012年全球经济困难重重,美国出现了悬而未决的财政悬崖,欧盟面临欧债危机。在欧元持续走低、境外游升温的作用下,中国消费者在国外充分释放购买力。据统计,2012年中国人购买了全球约25%的奢侈品,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奢侈品市场。

  由此,二手奢侈品店应运而生,并逐日繁荣火爆。二手奢侈品店就是将二手店、寄卖店及租赁行的功能糅合在一起,从起初寄卖服务,推进到收购、修复、保管和租赁等服务。米兰站的全部产品采用回购,独家买断的售前、售后服务,迎合消费者的购物心理和购物需求。寺库改变国内二手奢侈品店现有的经营格局,突破寄卖模式,提供二手奢侈品鉴定、保养、配送的一站式服务,即消费者可把闲置的奢侈品放到寺库的平台上寄售,也可将多余的奢侈品存储在寺库奢侈品专库,正在使用的奢侈品则交寺库奢侈品养护工厂来打理养护,需要时寺库会专人专车快递到顾客手中。

  一直以来,保真是限制二手奢侈品发展的关键。为此,日本的柏欧福、美国的布法罗交易市场(BuffaloExchange)、中国的寺库、香港的米兰站等二手奢侈品店都建立了自己的鉴定中心,有专业的鉴定师对二手奢侈品进行细分化鉴定,解决了顾客对奢侈品真假的担忧。这些日渐完善的售前、售后服务的出现,使得消费者对二手奢侈品店充满了信心。研究表明:30-45岁之间的中高收入消费人群热衷于二手奢侈品,对购买二手奢侈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他们对奢侈品的品牌认知比较全面,有较强的品牌认同感,不追求品牌的新鲜度,喜欢淘一些有收藏价值的奢侈品。

  二手奢侈品“前景广阔”

  二手奢侈品保值性较好。近两年,LV在欧美市场已调高了10%的价格,而Chanel更是平均上涨了20%,名牌腕表上涨幅度更大。二手奢侈品市场最受欢迎的品牌依次为爱马仕、路易威登、香奈儿、普拉达、迪奥、百达翡丽以及劳力士。这些在二手市场受欢迎的品牌,无一例外在中国拥有超高市场知名度和市场认可度,优异的口碑孕育了巨大的潜在客户,直接促使这些品牌继续在二手市场保值增值。

  据国际知名管理咨询公司罗兰贝格发布的《2012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预测,未来1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40%、近200亿欧元的增长将来自中国。2012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年消费总额达200亿美元(不包括私人飞机、游艇与豪车),预计今后每年还会保持20%的增长速度。

  “哪里的奢侈品市场景气,哪里就有二手奢侈品市场。”这个在国外市场曾被验证过的定律,如今正在中国境内大行其道。

范文八:米兰站二手奢侈品的春天 投稿:李孩孪

名牌总是能满足女人的虚荣需求,懂得把握人性,从人性中寻求商机的米兰站创始人姚君达在名牌包二手市场成就了自己。对于年营收额超过5亿元港币的米兰站来说,二手市场里也能找到奢侈品的春天。

  米兰站上市狂飙

  “太出人意料了!”不管是挂牌首日还是随后几天走势,香港二手名牌包零售商米兰站都令人心跳加速。

  去年5月23日,香港著名的二手奢侈品零售公司米兰站挂牌上市,融资额约为3.12亿港元,上市后市值约为11.3亿港元,P/E21倍左右。

  米兰站挂牌首天,无惧大市下挫近500点的恶劣氛围,逆市狂飙收报2.77港元,较招股价1.1元劲升近66%,打破今年主板新股首日升幅及赚幅两项纪录。

  在市况低迷、其他新股表现平淡的情况下,米兰站市场反应之热烈超乎预期。根据该公司去年5月20日公布的招股结果,米兰站香港IPO获354.21亿股有效申请,相当于超额认购2100多倍,冻结资金591.53亿元,超越超额认购最多的天津港,成为香港IPO历史上新的“超购王”。

  当然,最大赢家非米兰站创始人姚君达莫属。上市首日,他持股价值高达13.48亿元,相当于米兰站首日市值近75%。

  姚君达 2001年创立米兰站后常常去各种名媛家中收二手包。几年的积累之后,她已在香港,北京,澳门共计拥有门店14家。

  据米兰站在港交所的销售文件指出,该集团主要以“米兰站”及“法国站”品牌于香港、内地和澳门经营这些零售店。在本港174间奢华品牌手袋独立零售商中,占品牌手袋销售总额逾50%的市场份额。鉴于内地对奢侈品的消费支出不断上升,加上北京的2间米兰站零售店表现理想,集团计划进一步扩展其零售网络至其他主要城市。

  

  小摊商变大富豪

  这样一家卖二手包的小店,你经常可以在电视或者电影的结尾看见它的名字:米兰站。姚君达是它的创始人、总裁。

  二十多年前,姚君达只是“铺块纸皮”在香港尖沙咀加连威老道街上摆卖的小贩。事过境迁,记者今天再到加连威老道向一些老街坊打听时,他们称,二十多年前,这里确实有小贩摆地摊,卖的物品什么都有,但当时并不认识姚君达这个人。

  谁都没想到,摆小摊起家的姚君达后来开设了米兰站,更创出以现金收“二手名牌袋”之先河,成为本地二手名牌手包商龙头。能靠买卖二手货发达且晋身成亿万富豪,如此成功的例子,在香港绝无仅有。

  米兰站为何成功?姚君达曾表示,当年摆地摊的经验很重要,做生意的技巧便是在那时磨炼出来的。之后,他认识了一位在名店做售货员的拍档,先后跟章小蕙及余安安合作卖明星二手衫。

  2001年,姚君达在香港尖沙咀创立第一家米兰店。在以后的日子里,姚君达结识了越来越多的香港艺人、富商太太和千金。后来,这些名媛为米兰站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货源。“米兰站的货源一直很稳定,周转速度快有钱赚,大家都愿意来供货。”姚君达表示,充足的货源是米兰站成名的金字招牌之一。

  最常见的是熟客自己来送货,这些客人追求新鲜感,往往每个月都要换皮包,换下来的包虽然用过,但大多数都非常新。对这些收上来的包,米兰站会根据各分店每周的库存情况和顾客预购量,每星期对包包重新定一次价――抢手的货源会适时升价,如果某品牌的专卖店正在促销,米兰站该品牌的产品也会适时降价。不过一般来说,几乎能称得上新品的LV包在米兰站只需要原价的七到八折,运气好的话还能买到三四折的GUCCI。而且米兰站卖出去的包包三个月内保证七折回收,这大大加快了包包的周转率。

  除了现金收售二手名牌包,米兰站还在欧美等地雇了4名驻外买手,再加上从各国专业买手取得的货源,米兰站总能从各种渠道拿到无法复制的经典款式,甚至连专卖店都缺货、要排队几个月甚至几年预订的爱马仕Birkin包,无论多么“一包难求”,不用一个月的时间,再难搞定的包也能出现在米兰站的橱窗。

  姚君达坦言,是看准女士爱换手包心理,成功打造出二手名包潮,在减轻女士“入货”成本的大前提下,满足女士能手挽名牌袋的虚荣,可谓一箭双雕,于是催生了米兰站。

  

  二手品牌发言权

  对于米兰站在香港的店铺,一天收20个包往往不是什么难事。但由于关税的原因,米兰站不能将香港收来的二手包放到内地的店里进行销售,这意味着姚君达必须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货源的补充上,“北京的店开业前半年我们基本用来收包,没有什么生意。”

  但现在已经有很多熟客开始给北京的米兰站提供货源,店里平时的存货量已经能维持在500个的水平。米兰站收货时,卖家需要提供当时购买产品的收据、防尘袋以及个人的身份证。每个店面还配有两名检测师,除了最基本的Logo辨识外,检测师还会根据生产年份、Logo和钉扣的位置、边角的车线位,以及手柄的针数等进行甄别。

  包收得多了,就有了发言权。米兰站的价钱已经成为了市面上的标准,很多二手品牌店都会以此定价。米兰站每周还会推出一个新的潮流榜单,为公司人做流行推荐,米兰站的市场总监也由此成为了各色潮流杂志中的时尚达人。

  再加上专业的鉴定团队以及在香港市场培养起来的口碑,米兰站俨然变成二手市场中奢侈品粉丝们的膜拜对象。尽管内地也已经有二手包店出现,但不少内地顾客仍然愿意专程跑到香港的米兰站。这样的内地顾客在米兰站顾客中人数比例超过1/3,黄金周时这个数字甚至接近一半,而他们将成为米兰站在上海和杭州乃至内地更多城市扩张的最大资本。

  从2007年开始,米兰站还开始邀请香港天高顾问公司为其店长和员工进行规范化服务培训。除了顾客进出店铺需要招呼问候这些基本的礼仪培训,更重要的是店员本身要有对名牌包包的认识,还要有判断客人需求的能力,“一般我们从穿着和谈吐就能分辨出顾客的购买能力,然后根据这样的判断,再结合年龄和肤色为他们推荐不同款式的包包。”姚君达希望这能让他的店员更加专业,也更好的适应内地市场。

  

  70%募资用于内地

  中国正在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而对皮具箱包的需求几乎是这个市场中增长最强劲的部分。

  创立10年后的2011年,米兰站已扩展至共有14家分店,网点分布于香港、内地及澳门黄金购物地段,这些平均不到15平方米的小店,占据了香港二手包市场近85%的市场份额。令米兰站成为不少港女的新“蒲点”,也成为许多追求新潮的内地女游客到港扫货的必去之店。

  虽然目前内地市场在奢侈品消费的占比并不大,但却增速惊人。米兰站2008年开始拓展内地市场,当年在内地收益仅为250万元,到2010年,已达到4600万元,大涨17倍多。据了解,米兰站这次募集的资金,将有近70%用于开拓内地市场,未来3年将会在内地新开24家店。

  姚君达说:“米兰站其实是个符合香港文化的交易平台,同时可提供正货的信心保证。”

  据了解,米兰站平均每间分店有约值600万元的存货,公司大部分经营资金都是用于存货。由于限量版手包价值几乎只升不跌,公司基本上营运风险不算太大。 (编辑/王薇)

范文九:奢侈品二手店现商机 投稿:邓呺呻

中国正成为全球奢侈品消费的主战场,而过于高昂的价格阻挡了许多消费者的热情。如今奢侈品、名牌二手店的悄然兴起,为大陆时尚一族轻松逾越奢侈品消费消除了价格障碍。

   【本刊综合报道】高盛集团一份关于中国奢侈品市场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目前奢侈品的消费人群已经达到了总人口的13%,到2011年前后,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奢侈品用户。

   与国际众多奢侈品大品牌厂家相比,渴望涉足大陆奢侈品市场而又苦于资金短缺与品牌约束的小股投资者而言,寻找一条好的投资方式是分食这份巨型“蛋糕”的重中之重。而名牌二手店的出现恰好帮助他们找到了最佳的投资途径,也为大陆越来越多的奢侈品消费者轻松逾越世界名品的价格消除障碍,填补了大陆二手奢侈品的市场空白。

   以寄售双赢

   据《北京现代商报》报道,由于大陆市场长期没有奢侈品寄售的平台,很多奢侈品消费者以前经常到外国的二手店处理闲置的物品。在奢侈品二手店经营在大陆得到认可后,一批客人希望就近将自己闲置或珍藏的名牌包拿到二手店里销售,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些奢侈品二手店目前这种以寄售为主的特殊经营模式。

   据北京一位店主介绍,二手商店的利润只来源于寄售的租金,商家需要从寄售商品的销售价格中提取一定比例的寄售管理费用。一件寄售物品以两个月为一个合同期限,在专家进行真伪验证后,由客人自己定价钱,商家从销售出去的售价中提取20%作为佣金,如果没有成功销售卖家也需支付定价的5%作为陈列费。

   业内人士介绍,寄售模式一方面为商家省去大笔的成本开销,将商家投资风险降到最低;另一方面使商家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到其他方面的物品进货渠道中。

   据了解,除了顾客寄售的货品,投资者在出国时,看到可能会热销的商品也会低价买进来放在二手店里进行特价销售。

   二手店大陆受欢迎

   据北京一位店主介绍,经常来店内的顾客大多是在附近公寓上班的白领一族。中午和晚上下班后是她们前去购物的高峰时段。

   一位正在店内挑选货物的女士表示,自己由于工作原因没有时间或机会外出购物, 二手店里的货品很新,价格又非常合理,因此她非常喜欢到这样的二手商店淘货。

   买别人用过的东西,对于刚刚接触这种方式的大陆民众而言,接受起来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尤其是奢侈品这种即便折价后仍是价值不菲的物品。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二手物品的售后服务来说,目前大多数奢侈品二手店只能对顾客承诺物品的真实性,如果顾客在经过专业鉴定后发现购买的是假货,店内会有一定的赔偿措施,但清洗、保养等售后服务目前还没有。因此,开设此类服务无疑将填补市场一大空缺,增加获利渠道。

   相比外国已成体系和规范的模式来说,二手奢侈品交易在大陆还属新生事物,目前仍处于培育市场的阶段,在一些具体的经营模式上,还需健全。

范文十:杨旭:二手奢侈品也能风生水起 投稿:许俉俊

“建外SOHO”,一扇京城时尚的大橱窗――每天,熙来攘往的时尚男女都用自己的青春和才华诠释着它的美丽。在这片波涛汹涌的时尚海域,有人被一个巨浪拍得一蹶不振,有人却扬帆起航、乘风破浪,凭借意志和头脑成为时尚潮流的弄潮儿,他就是今天故事的主角儿――杨旭。他的船,就是这家奢侈品二手店――V2。

  

  低调的华丽

  直瀑式的玻璃门面,仿佛一面瀑布,透过清澈的水帘,里面便是V2二手奢侈品店了。V2的店面虽然不大,却挤挤挨挨、井然有序地摆放了很多奢侈品:LV手提包,PRADA眼镜,卡地亚手表⋯⋯二手的、全新的这里应有尽有。大量的顾客把这个小店一时塞得海海漫漫,来这里的顾客以女性居多,偶尔有一两位男顾客光临。笔者发现了一个小秘密:来这里的女顾客通常是来逛的和买的;来这里的男顾客通常是拿着二手奢侈品找杨旭交易的,或者来这里寄卖的。一买一卖,倒真是相映成趣,也把北京这个有名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在人群之中一眼就看见了杨旭,他还是老样子:一双明亮的眸子上挂着两道浓眉,下颌留着的“山羊胡”多少透着几分不羁性子。他也同时看见了我,朝我一扬头,算是打了招呼(北京爷们儿打招呼,通常不是点头示意,而是扬头示意)。

  “‘V2’是北京第一家奢侈品二手店,面积虽然不大,但在寸土寸金的建外SOHO,能开这样的一个小店已经很不容易了。”杨旭笑呵呵地和我说着,他声音略显成熟,言语之间不失幽默,“你带三脚架了吧,这里的光线可能有点柔和,最开始装过非常漂亮的射灯,但射灯的温度太高,这些娇贵的名牌包包差点儿给它晒伤了,最后换成了现在的风格。”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笑了,他接着说:“当时店铺装修的时候,是追求简约时尚的风格,我本来想装修得豪华一点,但跟我合伙的朋友说:装得太豪华可能要抢了这些奢侈品的风头,所以最后我也只能作罢了。”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好当

  泛黄的日历翻回到六年前,杨旭大专毕业以后,在机场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但这“不错”二字就像写在纸面上,维持的时间并不长。朝九晚五的生活日日蚕食着杨旭的激情;每天乘坐机场大巴、城里城外的奔波更让他疲惫不堪。杨旭在学生时代曾笃信自己将来会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但现在呢?理想变成一个梦想,梦想变成一个梦――白日梦,仿佛阳光下一个色彩斑斓的肥皂泡泡,经不起现实生活的一搠。

  一次偶然的机会,杨旭和小高以及另外一个要好的朋友在饭桌上聊了起来。他们互诉衷肠,最后竟然达成了一个共同的心愿:能够创业干点什么,自己也当一回老板。当时小高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想法,她说她去香港购物,发现香港人买东西喜欢不停地换,跟着潮流走,或许当初1万港币购置的名品包,一个月后又有新款式出来的时候,就会以5000~6000港币出手。因此,香港二手名牌商品的换手率极高,那里的奢侈品二手店生意十分火爆。小高的一个同学从欧洲留学回来,也告诉她,在欧洲,奢侈品二手店模式已经非常成熟,且生意较好。小高最后得出结论:“经过考察,这个市场在北京还是空白,我们不妨当一回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当天晚上,杨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猿意马。他想起之前自己千辛万苦找到的这份工作,还有今天突然出现的、他寤寐渴求的机会。他有些纠结,还有些担心,他怕万一生意做不好,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也没了。但杨旭骨子里终究是个不羁的人,他也仅仅纠结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他就去机场辞掉了这份循规蹈矩的工作。他决绝离去,踏上了自己的创业之路。“我了解我自己,我就这样,上学的时候就爱玩,不让父母省心,上班了还是踏实不下来,其实还是想趁着年轻多闯闯。”杨旭聊起当年的辞职来,仍带着几分玩世不恭。

  把店址选在建外SOHO是三个合伙人共同决策的,因为这里都是“白骨精”,将来到这里寄售和交易的人肯定不会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与房东谈妥,终于落户建外SOHO。之后,杨旭又从朋友那“搜刮”了不少奢侈品的包包、手表,又去香港、欧洲采购了一番。最后万事俱备,只欠顾客造访了。但令杨旭没想到的是,当初手里认准的这把宝剑――市场空白,竟然是一把双刃剑――北京二手奢侈品市场空白,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潜力,同时也意味着北京人对这个新行业的不了解、不认同。“开业后,看的人不少,但没什么人认,第一反应都是:你这个东西是真的吗?有保证吗?别一万多块钱买了个假货。”杨旭说,“虽然我们的商品价格上有很大诱惑,但没人敢买⋯⋯”

  开业之初,曾经有一位温州商人来过店里。这温州商人从头到脚一水儿的奢侈名牌,俨然一副“我是暴发户我怕谁”的架势。这样的穿衣打扮让杨旭想起了去欧洲采购时,团里的一个煤老板,一色一样的穿衣风格。“这样的人买东西都是论牌子买,那个煤老板就是,对奢侈品一点也不了解,就知道一个叫爱马仕的牌子最贵。在欧洲,我亲眼见他进店里举着一根手指和老板说,我就要爱马仕这个牌子,这个牌子的东西我全要了。我当时就惊了。”杨旭嘻着嘴和我说,“当时我店里也来了这么一个客人,我以为大财神爷来了,谁知道他逛了半天也是担心真假的问题,最后什么都没买就走了。”

  装修所费不赀,每月的房租更让杨旭不堪重负,V2店一直入不敷出。杨旭和另外两位合伙人方才发现梦想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他们坚持了一年半,生意仍不见起色。“还好,合伙人里有一个家庭条件不错的,但她的父母也发话了,让我们再坚持半年,要还不行,就让我们散伙!”杨旭回想起那段艰难的日子,原来的笑容也刷地褪去了。他们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打算坚持这最后的半年。但谁也没想到,这匹马不仅活了,还在短短的半年内成了一匹千里马。“后来情况突然出现了好转,大约是在2006年下半年吧,买家一下子多了起来。”看到曙光后,杨旭决定坚持下去。

  “V2”每天11点开门营业,杨旭和小高负责店面经营。“工作很自由,小高今天才旅游回来,差不多走了十来天吧。”杨旭并没有因为自己被撂下而不快,他也毫不避讳地告诉笔者,他们的收入,“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拿到‘五位数’吧。”

  “V2”的操作手法是,顾客过来寄卖,价钱由顾客自己定,店主也会根据具体情况给出一个相对好卖的价格区间,供顾客参考。这些奢侈品被卖出后,店家抽取20%的佣金,将余款汇入顾客指定的银行账户。当然,如果你觉得寄卖比较麻烦,也可以拿着包和店主直接交易,将其典当。

  笔者在新光天地的LV、香奈儿等奢侈品专卖店调查发现,当前这些大牌手提包的价格都在万元以上,即便二手品以半价出售,店家仍然能获得至少千元的收入,据此测算,店主月入“五位数”并不足怪。

  

  一年半练就“火眼金睛”

  生意好了,名气大了,新的问题也来了。有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人拿着正规的证书、发票和一个假包来V2店里寄卖或交易。杨旭遇见这种情况不好撕破脸皮、直戳戳地说什么,毕竟中国人讲究和气生财,他都是以包的款式不够新、保养质量不够好等理由婉言拒绝。当然,寄卖假包这事有时也有“意外”情况,曾经有一个女孩一脸阴云地来到店里,把手里的LV往杨旭桌上“啪”地一掷。“你看看这包值多少钱?”还没等杨旭开口,那女孩又道,“这是他送我的包,我和他分了,包也不想要了。”杨旭看了看这包,又把它放在手里摸了摸,就知道这包是假的了,但他想起这女孩说的话,又看到她忧伤的表情,竟一时语塞了。小女孩看出了杨旭的难言之隐,似乎猜出了一二,就说:“这包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没事,你跟我直说。”杨旭最后只好告诉她,她前男友送他的是个假包。听了这话,小女孩立时把双眼瞪得和牛铃一般,难以置信的眼神里又含混着失望与恨,随后一声长嚎,“哇”地哭了。杨旭告诉我:“我们收二手奢侈品十分谨慎,本着宁肯错过十个不能漏掉一个的原则,只要判断这包真假时,有些许模棱两可的地方,那绝对不收。”

  现在拿来一个奢侈品包包,杨旭只要看一眼、摸一下就知真假。他坦言自己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达到了这种程度。6年前,当时奢侈品还没有这么大众化,杨旭的学习资料都是从专业性的时尚杂志里翻出来的。后来他总结出“望闻问切”好似中医看病的4种辨别方法:望就是看,看包的字体和印花,刻在Louis Vuitton袋上的字体非常清晰,字体较圆浑。大部分的Louis Vuitton制品都刻有“Made in France”或“Made in Spain”,甚至“Made in U.S.A.”字样。而刻在假Louis Vuitton上的字体亦很清晰,但字体较高较大,字母的分隔也较窄。闻就是闻气味,Louis Vuitton的制品有独特的牛仔皮味(特别是最新Louis Vuitton产品)。而假Louis Vuitton的牛仔皮味较弱,有些只有劣质的胶味。问就是要问清楚顾客的包是什么时候买的,有没有发票和证书。切,中医是摸脉象,这里是摸包的纹路,像LV的印花,是用特制的帆布再加上耐燃及防划的物质,因此表面上的纹路线条摸起来特别明显。而假的Louis Vuitton有很大不同,有些大陆的山寨LV,用较差的胶料制成,且反光度大,表面平滑,凹凸感较弱。

  

  笔者后记

  金融危机时期,中国奢侈品市场逆市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购买力。数据显示,从2008年到2009年,中国的奢侈品消费已经直逼日本,超过美国,跃居全球第二。而与2009年相比,2010年奢侈品全球占有率已达到27.省略

字典词典四风整改回头看总结四风整改回头看总结【范文精选】四风整改回头看总结【专家解析】信访材料范本信访材料范本【范文精选】信访材料范本【专家解析】小制作作文大全小制作作文大全【范文精选】小制作作文大全【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