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的知识_范文大全

影子的知识

【范文精选】影子的知识

【范文大全】影子的知识

【专家解析】影子的知识

【优秀范文】影子的知识

范文一:知识经济——资本的影子? 投稿:赖驆驇

知识济经——资的影本子?

   2世纪0,发末生的每件事都一够出人能意。料至甚人是说们每一句话、的一每词。个世的变化事让人有种不一容息的感喘觉,有拼命的追只赶能才强跟上勉时代步的,伐一新个生名词的生诞也标志着个新生一事物的诞。由“生资本”演而变来“知本”的是一个很好的就见。证“而资”与本知“本就像”对一生孪姐妹互,影响、相相互制,谁也离约不开。早在谁199年6合联国经济作合与开组发发表织一的《以篇知为基础的识经》济的文,章就经将知识经已济义定建立在为识和信知的生产息,配和使用分上的经之济,识知经的济特是任何经济形征都无法式拟比和代的取。        首先,高

技新开术发被公认为是知识经的重济基要础知,和信息识为成知识济经展发的要源泉重知识。和信促息了经济的进长和发增展、长和发展增则求把要新创科技的果迅成转化为生速产力。值得注意是的,在高科向技产生力际实转化过程中知,和识术技实际向产生的力化离转不开险投风,就像资鱼儿离不开。水  

  在知识经中济,科技发展高对业产结影构响大,使产重结业发构了生变。化从这点看“鱼来”和熊“掌”须都必有拥才可以美。一国向以济发经展速度而快称著。   

  么那国人美竟究喜是欢“”还是喜欢“鱼掌”呢熊我?们一组数据从上可就看得出来,以众所知周去过国美济经的大支三产业分柱是建别业、汽车业和钢筑铁业现。则以在电、脑通、航天和讯融产金为业。主l9从09起,美国对信年息业的投每年资大增约长分百二十之上,以大大的于对其高产业的他投资。高技科产业对国美济经增的长贡的大约献占NP的百分G二十七,而汽之业只车百占之分。四此如来看美国人是比较,婪的贪,喜通吃欢  !   

  其次 ,今当信息通和讯术已技经知在发展识占中重有要位。这也表现地在经结济构变上。化识知经是以新济知、识新术技为础的基经,而济新术技断不造新的创工群体业,造新的创生产力。高科逐技向渐统传的农工拓展业(以一不个恰太词当来这讲也许该叫“蚕”),食它引起产了档次上品变的化。一进的步高科渗透技第三产了业,金融、使科研教学等、门成部创为价值造行业“全民的商”这样的皆容应该不形以过。为  

  有人计,估达发家的国识知经济已经占经济产总的值百之五十分以上知识经济。一种是以无资形为产主的济。经高科技大促进社会大各部个的门展,发使得个社会的整就业构结生发变化。了是以“还贪”的美婪为国例,业结构的变就表现在服化务部门业就人员总大

数大高生于产部就业门人员总;数脑劳动者人数大大力高体力劳动者于人的数、美国领白人占工体全劳动力5的9。而蓝%领工人占只9%2左。右说这劳明者本动的劳身生产力不动断高,提也这是知经识的济特之色。  一

 在 就业结构变化的,中风投险资起到十了重分要作用。据统的计,险风投创造资的就业机会都大科研在技、术、金和管融部门。理也这就是美国说的些这企业机和中有构/15"熊的"拥有掌者,/52“的鱼”拥有的,者下剩2/5其的中的一半是鱼“和”“熊”掌的得者兼。而剩的那1下/5们他仅拥有不“鱼”和“熊掌”了拥有还“鲜着花和“”杖权”  。     

 外,高另技科使力人的因和技素能为知成识经济先决件条。就也是教说育仅不在高技领科,而域在且个知识经整济起着中足举轻重作用。此的,知外识济经发的还延展了经长周期、促进济了经济的长。增     

  总,之知识济经创造性以知识为础。而基造创知识向实际性产生转化力必的可不少条的件是就本资知识。经济的点是特高以技产业为基科础的经济,科技生高本产具身明有显高的风性险。而这高风险种与银行贷款性的风低险标是背目道驰的而这、也决定高科了生技产本的资金身须采取必一种特的、特殊的方式——定即风险资。风投投资的险立就是创为促了进些那高科技企业新、企型业、具有潜在场能力的企市业发展为,在了风高险能下够追高求收,科益企技或业新企业型一般具有高风险、都资投收期回长较的特,点这而企业些在创时初没有期厂房、备等做抵设押也,没过有的去誉信记做,录不可得能银行到款贷也,可不通能过上的市方法来资,筹在这局面下种险投风资他对们的立和创发展起了到不取可的作用代   。 

风 险资为这投新兴企业提供了他们所些需要资金的,使他们先首以得存活,后得以而展。这发足说以明者两系的紧密,是缺一关不可的,就像科发学明身本不并能构知识经济成 。      

 人类在千几的年展中发不有断学发现科技和发术明,而知识济却经是现新生发物。只事当有科学发和技现术明发正转真为实换际生力,产为成会普遍现社时,知识象济经有了坚才实基的。    

  础其,实所周知众资与本知是本互的。补没有险风投资可说以就有当今高没技的科迅和速大量现商实化品,也就有知识没济经兴旺发和达。一另面方,险投资风身本要需量大的有验、有经知的职业识管理人。而员识知济提经供培了养级人才的高济环镜,经没有这经济种环境没有,大职业人量的培才养训练和,风险投资不得就长期发展。以从某角个度

看,识经济的确可知以称“资本的影子为。”

范文二:四年级科学课上学期第一单元基础知识(旗杆和影子) 投稿:宋鋷鋸

四年级科学课上学期第一单元基础知识

(旗杆和影子)

1、和前一年比,我们的身体哪些有变化?哪些没有变化?

答:和前一年比,我们的身体长高了,体重增加了,手脚长大了。我们的五官没变,指纹没变。

2、整理自己生长情况,制一张身体生长记录卡

3、如果选择学校大门作参照物,我们学校的升旗台在什么位置? 答:我们学校的升旗台在校大门的西北方。 4、日常生活中,我们怎样辨认方向?

答: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晚上太阳从西边落下。 5、国旗是怎样升起来的?

答:升国旗时,利用滑轮向下拉绳子,国旗就向上升起来。 6、不同类型的滑轮各有什么作用?

答:定滑轮改变力的方向;动滑轮省力;滑轮组省力且改变力方向。 7、旗杆的影子在一天中是怎样变化的?

答:早上的影子长,影子的方向在西边;中午的影子短,影子的方向

是北方;下午的影子变长,影子的方向在东边。 8、一天中太阳在天空中是怎样运动的? 答:一天中太阳在天空中是自东向西运动。 9、旗杆影子的变化是怎样形成的?

答:旗杆影子的从长变短,再由短变长,是因为太阳自东向西运动时

高度角发生变化形成的。

10 、太阳的运动与物体的影长及气温之间有什么联系? 答:太阳的高度角小,物体的影子长,气温低;太阳的高度角大,物

体的影子短,气温高。

11、通过影子变化,怎么知道一天中大概时间?

答:早晨八九点钟影子最长,中午十二点影子最短,下午五六点钟影子又变得最长。

12、不同类型的滑轮有不同的作用。请你任选一种滑轮, (1)推测它的作用:定滑轮,改变力的方向。 动滑轮,省力。 (2)你计划怎么研究:

定滑轮:观察研究物体运动的方向。动滑轮:观察刻度变化。 (3)需要哪些材料:

测力器、滑轮、钩码、绳子、支架台。 (4)你的结论是:定滑轮:改变了力的方向。

动滑轮:省了一半的力。

范文三:影子的影子 投稿:方濼濽

1

  

  那天中午,龚志辉刚端起饭碗,舅舅就打过电话来说,表妹佟霜出事了,叫他无论如何都要赶过去一趟。

  龚志辉到达舅舅住的县城时,已经是晚上了。

  舅舅一家人都在,家里除了气氛比较压抑外,龚志辉没有看出什么出了大事的迹象,他莫名其妙,笑着对佟霜说:“小霜,怎么了?表哥来看你,欢迎吗?”

  话音刚落,佟霜就像受了惊似的坐直了身体,她望了龚志辉一眼,轻声说:“表哥,你来我家干吗?是不是我快死了,你专门来送我?”

  佟霜莫名其妙的话让龚志辉大吃一惊,他这才注意到,佟霜双目呆滞、面无表情,整个人看上去完全没有了精神气神儿。说严重一点儿,她当时的面孔,让龚志辉想到了死人!

  龚志辉看了舅舅一眼,舅舅无奈地摇了摇头。龚志辉见气氛很尴尬,说:“小丫头胡说什么啊!表哥是出差,顺路来你家的。你要是不欢迎,我立马走人。”

  佟霜不再说话,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进了卧室,舅妈也赶紧跟在她身后进去了。

  

  2

  

  舅舅在送龚志辉去宾馆的路上,向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佟霜开学前和父母商量,说学校宿舍里同学很吵,熄灯时间也很早,而她在晚上的学习状态是最好的,她想和好朋友杜雪一起在校外合租一间民房,这样可以躲开嘈杂环境的影响,更好地利用晚上的学习时间。

  佟霜的要求合情合理,舅舅、舅妈一直对佟霜的自觉性很有信心。最重要的一点是,佟霜说的杜雪他们都认识,那也是一个学习成绩优秀的乖乖女,佟霜和她一起在校外租房,舅舅、舅妈是比较放心的,所以他们答应了女儿的要求。

  佟霜和杜雪在校外租房后,很快就见到了效果,她俩的成绩都是稳中有升。这让舅舅、舅妈很高兴。

  可谁都没有想到,半个月后,杜雪竟然会毫无征兆地在那间出租房里上吊自杀。当家长们赶到那儿时,杜雪正吊在门框上,她的影子落在地上,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晃来晃去。而佟霜则蜷缩在床角里簌簌发抖,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的影子。

  舅舅、舅妈担心这件事会吓坏佟霜,他们把佟霜接回家后,还专门请心理医生对她做了辅导。

  事后不久,佟霜似乎从杜雪事件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学习和生活状态都完全恢复了正常。正当舅舅、舅妈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准备把佟霜送回学校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晚上,佟霜一个人在书房里收拾着东西,为第二天回校做着准备,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舅舅、舅妈突然听到书房里传来一声尖叫!

  他们急忙冲进书房,看见佟霜尖叫着用手指着窗外,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惊慌。

  好不容易等她平静下来后,舅舅问她看到了什么,她神经恍惚地喃喃说道:“影子的影子!她来了,她要带走我!”

  从那以后,佟霜的精神仿佛一下全垮掉了。她夜夜做噩梦,还时常说自己看到一些恐怖的东西,而就在她身边的舅舅、舅妈却什么也看不到。此外,佟霜特别害怕看见人的影子,一旦她看到晃动的人影,就会极度恐惧精神失控。

  “影子的影子?!那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龚志辉重复着这个听上去有些诡异的词语,低头沉思起来。

  

  3

  

  第二天一大早,龚志辉又去了舅舅家。

  龚志辉坐下以后,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追着佟霜开口,但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尴尬地坐了一会儿后,佟霜突然没头没脸地冒出一句话:“我想出去玩。”

  龚志辉看了舅舅、舅妈一眼,说道:“我今天没什么安排,正好想出去逛逛,让小霜给我当向导吧。”

  听龚志辉这样一说,舅舅、舅妈终于答应让佟霜陪龚志辉出门逛逛。

  走在路上,龚志辉特别留心观察了佟霜的一举一动。他发现,佟霜除了精神有些紧张恍惚外,一切都显得很正常。

  走了一段路,佟霜突然停了下来,她靠近龚志辉,悄悄地对他说:“表哥,我觉得有点不正常。”

  龚志辉急忙问:“有什么不正常?”

  “有东西跟着我们。”佟霜一边四处张望着,一边紧张地对龚志辉说。

  “哪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龚志辉的眼光也朝周围梭巡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我知道你们都不信我,但我说的是真的。”佟霜说完,扔下龚志辉独自朝前走去。

  龚智辉紧赶两步追上佟霜,和她并排走着。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后面凉沁沁的,一阵寒意没来由地从心底泛起,他回头看了看,路上除了他们俩人的影子,什么人都没有。

  龚志辉带着佟霜走进一个水吧,水吧里温馨的环境和轻柔的音乐让佟霜的情绪放松下来,不知不觉地,她说了很多话。从佟霜的叙述中,龚志辉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杜雪原本是佟霜最要好的朋友,同学戏称杜雪是佟霜的影子,两个女孩儿总是形影不离地在一起生活学习,交流谈心。

  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佟霜觉得杜雪开始变了,变得有些不对劲。杜雪总是告诉佟霜,有什么影子跟着她,要带她走。可是佟霜在屋里除了看见俩人自己的影子外,从来没有看到过其他不正常的影子。

  佟霜一直不怎么相信那些怪气乱神的事,她认为杜雪是因为学习压力过大产生了幻觉,也就是所谓的疑心生暗鬼。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杜雪最后会上吊自杀。

  杜雪上吊的前一晚,两人睡在床上聊天,她告诉佟霜,她听说在她们租住的房间楼上,去年高考前吊死过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死后,那间屋子就没有住过人了,奇怪的是,路过那间房间的人却常常看见屋子里有影子在晃动。

  杜雪的话让佟霜毛骨悚然,她不许杜雪继续讲下去,拉过被子蒙上头,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她醒来时,杜雪已经吊死在了门框上,更可怕的是,她突然看见杜雪的身下有两个影子在晃动。

  佟霜一口气说完后,埋在心底的恐惧感仿佛也减轻了,她甚至答应了龚志辉的要求,陪他去看了一场电影。

  就在他们从电影院出来时,怪事发生了。

  

  4

  

  他们走出放映厅,刚到走廊尽头,佟霜猛地停住了脚步,她的手指着走廊角落,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影子的影子来了!”

  龚志辉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刹那间,他的表情凝固住了!

  “是的,那儿有两个影子。”龚志辉的语调略微有些发抖。

  “不是两个影子,是影子的影子!你看仔细了。”佟霜急切地说。

  “快走!她朝我们走过来了!”佟霜拉了龚志辉一把,这时候的她,远比龚志辉要镇定,大概是因为她已经多次看见了影子的影子,有了一定的心理承受力,而龚志辉却是第一次看见,自然会不知所措。

  龚志辉和佟霜回到家以后,把路上的经历告诉了舅舅、舅妈,看着他们俩张成“O”字形的嘴,龚志辉说:“小霜身上确实发生了不同寻常的怪事,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今晚我就住在你们家,我想看看,影子的影子到底是什么。”

  夜深了,佟霜依旧和往常一样坐在书房里温习着功课,而龚志辉则坐在她身旁的电脑前百无聊赖地上网。

  午夜零点,龚志辉感到屋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他偏头望了望佟霜,发现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

  龚志辉站起身来,动作敏捷地关上窗户,拉上窗帘。然后对身边还在发愣的佟霜说道:“走!赶快离开书房,不要关灯。”

  龚志辉拉着佟霜走进客厅,舅舅、舅妈满脸惊恐地望着他们。

  佟霜轻声地在龚志辉耳边问:“表哥,你也看见了?”

  龚志辉回答道:“我也看见了,我想我知道影子的影子是什么了。”

  “是什么?”其他三个人齐声问道。

  “影子的影子是鬼!杜雪的鬼魂!”龚志辉一字一顿地说。

  

  5

  

  第二天早晨,龚志辉很郑重地把舅舅、舅妈叫到身边,告诉他们:“你们如果想救小霜,就必须一切按照我说的去做。记住,今天一步也不能让她跨出家门。我要出去一趟,天黑前赶回来,在我回来之前,你们必须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切记不可让她独自走进书房。”

  之后,龚志辉又和他们各自耳语了一番,就离开了。

  天刚擦黑的时候,龚志辉再次敲开了舅舅家的大门。龚志辉把佟霜叫到身边,从随身携带的黑皮包里摸出几个叠成三角形的红色符咒,取了一个戴在她的脖子上,把剩下的交给舅妈并告诉她,从现在起到午夜零点,每一个小时为佟霜换一个符咒。

  然后龚志辉从黑皮包里摸出一瓶清澈的液体和一根棉签,龚志辉用棉签蘸上瓶中的液体,分别抹到舅舅、舅妈的眼皮上,“这是牛眼泪,抹上后你们就能看见影子的影子了。”

  准备就绪后,龚志辉他们就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屋里的气氛有些紧张压抑,大家都沉默不语,眼睛时不时地往挂钟瞟上一眼,只有舅妈牢记着自己的职责,中途为女儿换了几次符咒。

  十一点五十分,龚志辉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拿起黑皮包,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书房的门。

  龚志辉看了看表,午夜零点。“哗――”他一把拉开窗帘,打开了窗户。

  “来了!”舅妈颤声说道。

  “看见了,她爬进来了,在书桌上。”舅舅有些激动。

  这时,龚志辉迅速从黑皮包里摸出一把黝黑的木剑,猛地刺向摆在书桌上的一个白色作业本,当木剑刺到作业本上后,本子上缓缓出现了一摊红色的血印,那血印越来越大,殷红刺眼。

  “刺到了!”舅舅、舅妈忍不住叫了起来。

  龚志辉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将木剑和染满鲜血的作业本一起装进了黑皮包里,说道:“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做完这一切,龚志辉回头望向佟霜,她眼里噙着泪水,脸上的恐惧和紧张已经被另外一些复杂的表情所代替。

  龚志辉走到佟霜跟前,拍了拍她的肩头,说道:“我只是带走她,并没有杀掉她,我会找人为她超度的。好好读书吧,我想,她也希望你可以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几个月后,舅舅打电话告诉龚志辉,佟霜收到了一所重点本科院校的录取通知书。

  

   尾声

  

  一年后,龚志辉到佟霜就读学校所在的城市出差,顺路去看了她。龚志辉请佟霜在校外的小饭店里吃饭的时候,她突然提起了往事:“表哥,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龚志辉微笑着望着阳光般健康明朗的佟霜,反问道:“你说呢?”

  佟霜迟疑了片刻,说:“没有吧。”

  龚志辉知道解开她最后心结的机会来了,于是问:“影子的影子应该是什么?”

  佟霜很干脆地回答道:“人!

  她答对了,影子的影子是人,而不是鬼!

  一年前,佟霜见到的影子的影子,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人看见过。

  当时,龚志辉听说佟霜的情况后,就怀疑她由于学习压力过大产生了心理疾病,而杜雪的自杀,正好成为她发病的诱因,让她不可避免地产生了臆想。

  在臆想中,她最害怕所谓影子的影子。但当龚志辉专门带她看了一场电影后发现,她面对电影这种最典型的影子时,却并不害怕。龚志辉于是明白了,所谓的影子的影子根本就是佟霜心理上的阴影,而目睹杜雪上吊的一幕让这个阴影根深蒂固,普通的劝解,开导法对她已经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了。

  而对这种情况,龚志辉只能铤而走险,装神弄鬼,以毒攻毒地为佟霜驱走心中之鬼。

  龚志辉先是顺着佟霜的臆想告诉她,自己也看见了影子的影子,然后在舅舅、舅妈的配合下演了一出书房捉鬼的把戏,当龚志辉把那本用酚酞试剂浸过的作业本和那把用碱液泡过的木剑收近黑皮包里时,实际上只是把佟霜心中的鬼收了进去。

  最后要提一句的是,佟霜在大学里学习的专业正是心理系,这也正是龚志辉在大学时学的专业。

   选自《百花故事》

范文四:影子的影子是我 投稿:梁俅俆

影子的影子是我

一个人骑着单车匆匆忙忙,冒着细细密密的小雨,踩着铃声进了学校。 教室里,安静如初。雨,却干脆而缠绵地下着。

春雨贵如油。

宝贝,这是春雨,春雷响过之后,蚕宝宝们该醒了。外婆如是说。 我在草稿纸上一笔一笔地划着。直线,平面。平行,垂直。 城市的天空,橘红色。是灯光的影子吗?

影子。黑色。橘红色。透明。

我注视着那个背影,渐渐模糊。

可是却不会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陌生,还是,熟悉?

我继续独自一人行走。形单影只地走。以后的路还要我自己走,我信誓旦旦地说。

雨天,花花绿绿的雨伞下一个个湿漉漉的身影。唯独不见影子。 农田里的作物们仰着脖颈欣喜地接受雨水的洗礼。

教室里的物理老师解释着这是重力势能转化为动能。

雨珠沿着伞檐一颗颗滴落。满地都是。

一滴雨就是一个誓言,雨滴落进地里,终将消失不见。誓言亦会怎样? 惊喜地发现,雨滴离地N分之一米时,我看到了它的影子。

梦里跳动的影子,若隐若现,我却更愿意相信它是真实的。我在纸上刷刷地写下这一行。

盖上笔帽,我微微笑了。

这才是属于我的生活,无牵无挂走过街角。

天色暗了,接着,伸手不见五指,

雨停了,很冒失的停了。空气中清寒的空气把我的脸冻得通红通红的。双手来回摩擦着。

高速公路上的汽车呼啸而过。

我坐在电脑前一字一字地敲下。转头90度。

我看见了日光灯下我的影子。于是,我寻找,影子的影子。

原来是我。

跑了一圈,回到终点。位移为零。

路程却是真实存在的。

走过的路永远都在。走过路的人也在。

影子在,影子的影子也在。

范文五:影子的影子 投稿:邹磺磻

1

那天中午,龚志辉刚端起饭碗,舅舅就打过电话来说,表妹佟霜出事了,叫他无论如何都要赶过去一趟。

龚志辉到达舅舅住的县城时,已经是晚上了。

舅舅一家人都在,家里除了气氛比较压抑外,龚志辉没有看出什么出了大事的迹象,他莫名其妙,笑着对佟霜说:“小霜,怎么了?表哥来看你,欢迎吗?”

话音刚落,佟霜就像受了惊似的坐直了身体,她望了龚志辉一眼,轻声说:“表哥,你来我家干吗?是不是我快死了,你专门来送我?”

佟霜莫名其妙的话让龚志辉大吃一惊,他这才注意到,佟霜双目呆滞、面无表情,整个人看上去完全没有了精神气神儿。说严重一点儿,她当时的面孔,让龚志辉想到了死人!

龚志辉看了舅舅一眼,舅舅无奈地摇了摇头。龚志辉见气氛很尴尬,说:“小丫头胡说什么啊!表哥是出差,顺路来你家的。你要是不欢迎,我立马走人。”

佟霜不再说话,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进了卧室,舅妈也赶紧跟在她身后进去了。

2

舅舅在送龚志辉去宾馆的路上,向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佟霜开学前和父母商量,说学校宿舍里同学很吵,熄灯时间也很早,而她在晚上的学习状态是最好的,她想和好朋友杜雪一起在校外合租一间民房,这样可以躲开嘈杂环境的影响,更好地利用晚上的学习时间。

佟霜的要求合情合理,舅舅、舅妈一直对佟霜的自觉性很有信心。最重要的一点是,佟霜说的杜雪他们都认识,那也是一个学习成绩优秀的乖乖女,佟霜和她一起在校外租房,舅舅、舅妈是比较放心的,所以他们答应了女儿的要求。

佟霜和杜雪在校外租房后,很快就见到了效果,她俩的成绩都是稳中有升。这让舅舅、舅妈很高兴。

可谁都没有想到,半个月后,杜雪竟然会毫无征兆地在那间出租房里上吊自杀。当家长们赶到那儿时,杜雪正吊在门框上,她的影子落在地上,随着身体的摆动而晃来晃去。而佟霜则蜷缩在床角里簌簌发抖,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的影子。

舅舅、舅妈担心这件事会吓坏佟霜,他们把佟霜接回家后,还专门请心理医生对她做了辅导。

事后不久,佟霜似乎从杜雪事件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学习和生活状态都完全恢复了正常。正当舅舅、舅妈以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准备把佟霜送回学校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晚上,佟霜一个人在书房里收拾着东西,为第二天回校做着准备,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舅舅、舅妈突然听到书房里传来一声尖叫!

他们急忙冲进书房,看见佟霜尖叫着用手指着窗外,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惊慌。

好不容易等她平静下来后,舅舅问她看到了什么,她神经恍惚地喃喃说道:“影子的影子!她来了,她要带走我!”

从那以后,佟霜的精神仿佛一下全垮掉了。她夜夜做噩梦,还时常说自己看到一些恐怖的东西,而就在她身边的舅舅、舅妈却什么也看不到。此外,佟霜特别害怕看见人的影子,一旦她看到晃动的人影,就会极度恐惧精神失控。

“影子的影子?!那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呢?”龚志辉重复着这个听上去有些诡异的词语,低头沉思起来。

3

第二天一大早,龚志辉又去了舅舅家。

龚志辉坐下以后,尽量找些轻松的话题追着佟霜开口,但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尴尬地坐了一会儿后,佟霜突然没头没脸地冒出一句话:“我想出去玩。”

龚志辉看了舅舅、舅妈一眼,说道:“我今天没什么安排,正好想出去逛逛,让小霜给我当向导吧。”

听龚志辉这样一说,舅舅、舅妈终于答应让佟霜陪龚志辉出门逛逛。

走在路上,龚志辉特别留心观察了佟霜的一举一动。他发现,佟霜除了精神有些紧张恍惚外,一切都显得很正常。

走了一段路,佟霜突然停了下来,她靠近龚志辉,悄悄地对他说:“表哥,我觉得有点不正常。”

龚志辉急忙问:“有什么不正常?”

“有东西跟着我们。”佟霜一边四处张望着,一边紧张地对龚志辉说。

“哪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龚志辉的眼光也朝周围梭巡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我知道你们都不信我,但我说的是真的。”佟霜说完,扔下龚志辉独自朝前走去。

龚智辉紧赶两步追上佟霜,和她并排走着。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后面凉沁沁的,一阵寒意没来由地从心底泛起,他回头看了看,路上除了他们俩人的影子,什么人都没有。

龚志辉带着佟霜走进一个水吧,水吧里温馨的环境和轻柔的音乐让佟霜的情绪放松下来,不知不觉地,她说了很多话。从佟霜的叙述中,龚志辉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杜雪原本是佟霜最要好的朋友,同学戏称杜雪是佟霜的影子,两个女孩儿总是形影不离地在一起生活学习,交流谈心。

记不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佟霜觉得杜雪开始变了,变得有些不对劲。杜雪总是告诉佟霜,有什么影子跟着她,要带她走。可是佟霜在屋里除了看见俩人自己的影子外,从来没有看到过其他不正常的影子。

佟霜一直不怎么相信那些怪气乱神的事,她认为杜雪是因为学习压力过大产生了幻觉,也就是所谓的疑心生暗鬼。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杜雪最后会上吊自杀。

杜雪上吊的前一晚,两人睡在床上聊天,她告诉佟霜,她听说在她们租住的房间楼上,去年高考前吊死过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死后,那间屋子就没有住过人了,奇怪的是,路过那间房间的人却常常看见屋子里有影子在晃动。

杜雪的话让佟霜毛骨悚然,她不许杜雪继续讲下去,拉过被子蒙上头,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她醒来时,杜雪已经吊死在了门框上,更可怕的是,她突然看见杜雪的身下有两个影子在晃动。

佟霜一口气说完后,埋在心底的恐惧感仿佛也减轻了,她甚至答应了龚志辉的要求,陪他去看了一场电影。

就在他们从电影院出来时,怪事发生了。

4

他们走出放映厅,刚到走廊尽头,佟霜猛地停住了脚步,她的手指着走廊角落,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影子的影子来了!”

龚志辉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刹那间,他的表情凝固住了!

“是的,那儿有两个影子。”龚志辉的语调略微有些发抖。

“不是两个影子,是影子的影子!你看仔细了。”佟霜急切地说。

“快走!她朝我们走过来了!”佟霜拉了龚志辉一把,这时候的她,远比龚志辉要镇定,大概是因为她已经多次看见了影子的影子,有了一定的心理承受力,而龚志辉却是第一次看见,自然会不知所措。

龚志辉和佟霜回到家以后,把路上的经历告诉了舅舅、舅妈,看着他们俩张成“O”字形的嘴,龚志辉说:“小霜身上确实发生了不同寻常的怪事,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今晚我就住在你们家,我想看看,影子的影子到底是什么。”

夜深了,佟霜依旧和往常一样坐在书房里温习着功课,而龚志辉则坐在她身旁的电脑前百无聊赖地上网。

午夜零点,龚志辉感到屋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他偏头望了望佟霜,发现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

龚志辉站起身来,动作敏捷地关上窗户,拉上窗帘。然后对身边还在发愣的佟霜说道:“走!赶快离开书房,不要关灯。”

龚志辉拉着佟霜走进客厅,舅舅、舅妈满脸惊恐地望着他们。

佟霜轻声地在龚志辉耳边问:“表哥,你也看见了?”

龚志辉回答道:“我也看见了,我想我知道影子的影子是什么了。”

“是什么?”其他三个人齐声问道。

“影子的影子是鬼!杜雪的鬼魂!”龚志辉一字一顿地说。

5

第二天早晨,龚志辉很郑重地把舅舅、舅妈叫到身边,告诉他们:“你们如果想救小霜,就必须一切按照我说的去做。记住,今天一步也不能让她跨出家门。我要出去一趟,天黑前赶回来,在我回来之前,你们必须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切记不可让她独自走进书房。”

范文六:谁是谁的影子 投稿:姚覲観

世界上有一种东西,会永远陪伴着你,那便是你的影子。

  ——锄己

  古城西安。橘红色的路灯下,投下了她温暖的影子。

  2011年暑假。“你知不知道,只要从北街一直往上走,再转一个大弯,就到合阳了。”豆豆兴奋地拉着我说,“那远不远啊?”我还是有些顾虑。“一点都不远。”看她这么肯定,我当然百分百相信她了,“那我们一起去吧!”我们几乎同时喊了出来。我们俩都很喜欢冒险,各自瞒住了家里人,骑上车子,买了些路上吃的装在车筐里。准备好之后,她带我沿着一条偏僻、只有几户人家,但很优雅、美丽的小路骑到了公路上,我们骑得很慢。路边总有一些新鲜好玩的事,谁家的房子还没盖完,谁家的小孩在玩丢沙包,谁家的核桃树在向外张望,都吸引了我们的眼球。一到郊外,房子少了,人也少了,但树多了。

  我们一前一后骑着,拐了一个大弯,远远看见了合阳的牌子,就这样,我们成功骑车“穿越”到了合阳。我问豆豆现在回不回,她低头看了看表,说:“才走了20分钟,早得很哪,不如我们去前面的北党村转转吧。”我没说什么,用脚一蹬车子,冲到她前面,算是回答。骑了一阵子,终于看见了那个村子。说实话,我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确实有点儿害怕,但有她陪着,我胆子就大了。我们进了那个村子,跟我们那块儿比,这儿显得很幽静,这大概就是乡村生活吧。我们去附近的小商店买了纪念品,青苹果味的棒棒糖,然后才慢慢悠悠地往家走。那件事后来也没被爷爷奶奶发现,成了我们的秘密。

  那件事现在我还记忆犹新,那根棒棒糖,我骗她说我吃了,其实我一直留着。咦?什么东西在咬我。在路灯的照耀下,我低头一看,一只小狗在玩我的裤腿,这么可爱的小狗,要是豆豆见了,肯定要抱回家的。据我统计,豆豆养过三只狗,都是长不大的小狗。第一只狗叫乐乐,它给我的印象最深。我们三个一起在田间追朝阳,一起在石凳上数星星。但……

  2010年暑假。天有不测风云,乐乐离奇失踪了。我和豆豆找遍了我们能找的所有地方,都没有。最后,还是她的一位亲戚告诉我们,乐乐被车撞了。我们赶忙跑去看。是我先发现地上有血迹的,我们沿着那血迹往前走,随着豆豆的一声尖叫,我们找到了乐乐,但它已无法呼吸。

  时光又回到2012,我低头去看,那小狗已不知去向,只剩下我和路灯。我正准备往回走,远处忽然传来一声雷响,这寒冬季节,哪儿来的雷,怕是有人在放鞭炮吧,是我多虑了。

  2009年暑假。我虽自称天不怕地不怕,但却怕电闪雷鸣,西安很少下暴雨,但在老家就不同了。我每次暑假回老家,最担心的就是下大雨,因为一下雨必定会打雷闪电。老家住的是平房,每次都有强烈的震感。我多次向豆豆提及此事,但她从来不当回事,因为她已经身经百战、所向披靡。这天又打雷了,但没下雨,她妈妈让我们把蒸好的包子给她外婆拿几个去。我因为害怕说什么也不去,但她硬拉着我去,还说是为了锻炼我,我实在没办法,只好跟着她去。一路上,我紧紧抓着她不放,生怕她扔下我一个人走了。她也不说什么,任由我把她裸露在外的胳膊捏得红肿。

  这一下,记忆的车轮快速转了起来,我脑海中冒出了许多我们朝夕相处的画面:她教我骑车、她带我偷偷溜进“孩子堡”玩、她在夏夜给我们俩切西瓜、我们离别前一天晚上互相赠送礼物……我们都是对方的影子。

  路灯灭了,无声无息,但愿老家没有停电。

范文七:我是影子1 投稿:罗槯槰

我是影子

“影子”——一个那么熟悉却又无形的名词。她是存在于真实空间中的虚幻的精灵,附于万物,却又不被万物所依,她与我们形影不离,纵使沧海桑田,只要有光,无论强大还是微弱,她都矢志不渝地与我们共存,而我就是影子,“如影随形”是对我美好真切的赞誉。 “我”——黑乎乎的身体,没有俊俏可人的五官,也没有语若莺燕的声音,一切的喜、怒、哀、惧也只能深埋心底。我的责任就是每天伴随着我的主人——一个优秀、善良、漂亮,却又略带倔强的小姑娘。一起学习,一起娱乐,一起享受花季的幸福,雨季的思愁。 阳光是“我”最好的伙伴,柔柔的,暖暖的,像十六岁少女的眼眸,轻轻的洒播在我的身上,使我黝黑的皮肤更显得灵动洒脱。这样时刻中的我,一行一动却都和主人是那么的一致,主人飘动的裙摆,就是我风中的舞蹈。使我每时每刻都在心甘情愿的支持着她,鼓励着她,不是奴仆,而是最真挚的伙伴。

每当主人开心时,从来都不会忘记我,总是带着我一起蹦,一起跳,一起玩耍。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的内心更是十分的欢愉。但我也有无奈的时候,主人伤心时,或是被一根小小的竹刺扎伤了手指,或是一件心爱的玩偶被不小心打碎,更或是一次小测验中的失误,她总会独自坐在一旁偷偷的哭泣。我没有发言的权利,只能默默地守望着她,看着眼泪从她红润的略带伤感的脸颊慢慢流下时,我才发现我真的无用,只能在内心默默的祈祷,我的身体却也和

主人的身体依的更近了。

有时我也有我的交流,我的主人有很多朋友,更喜欢与朋友一起或是讨论学习,或是高谈阔论,或是交流一下女生间的小秘密,更或是一起嬉戏打闹。她的朋友似乎更喜欢挑逗,每行进一步偏要踩在我的身上,而主人在不甘示弱的追逐中,我便与主人朋友的影子有了短暂的交流,虽然有时只在一瞬,但我已全然知晓亘古的友谊是心与心的交融,这就是“我”——影子的功能。

忙碌了一天的主人,傍晚埋头书海,一盏小小的台灯又成为我与主人的心桥,柔亮的灯光打开主人字里行间的思绪,也把“我”拉的很长很长,仿佛间我也更具有了智慧。

月上柳梢,星光荧荧,我便也随着主人悄悄躲进她温暖的被管,和着主人轻轻的鼻息,进入她幽幽的梦乡,明天清晨的日记,主人又会增添馨香的一页,有我与她共享的快乐与忧伤。

做一个影子,是一种快乐。

做一个影子,是一种奉献。

做一个影子,是一种幸福。

我愿做一只影子,永远陪伴在主人身旁。

年12月25日

范文八:他们的影子 投稿:郝纄纅

他们的影子

  隔着一座山就是城

  隔着几亩田就是房

  隔着几条溪就是河

  

  清清河水流过小城

  小城的影子就留在河里

  黄泥草房升起炊烟

  炊烟的影子就落在田里

  爷爷上山砍柴

  爷爷的影子就走在山里

  

  山里的人想进城

  城里的人想进山

  他们的影子

  不分白天黑夜拉长又缩短

  他们的影子

  落在眼里熟悉又陌生

  

  窗外的麻雀

  今年秋天节气延迟了

  升温的天气没有留下

  南飞雁,却看见枫叶晚红

  

  麻雀没有飞走

  它们要守家护院

  窗外的麻雀飞进我的眼睛

  

  玻璃是透明的,天空是蓝的

  麻雀是飞行者

  不知为什么?它们飞向玻璃窗

  

  我看书的兴致被打扰了

  玻璃上飞舞的麻雀多像一幅画

  我无法打开北方封闭的防寒窗

  

  我只能无奈地看着窗外的麻雀

  我和它们只隔一层玻璃的距离

  雪花,冬天的伤痛

  北风打着旋子

  封冻河流

  候鸟残留的温暖

  仅剩下一支羽毛

  小草一脸惨白

  体内的水分被拧干

  最后的哭泣

  无声无息。有些苍白无力

  向下的根啊!

  向下,向下,拼命地向下

  ――躲藏满天的雪花

  

  我猜想

  他们是不愿意再看到

  伙伴们的眼泪吧

  挣扎着,努力地向下吧!

  掩藏前世残留的伤疤

  乌鸦高唱着冬天的挽歌

  喜鹊穿着黑白制服编队飞行

  公鸡的叫声里分辨黎明

  清寂辽阔的大地,撒下

  ――雪花,冬天的伤痛

  一棵树被伐倒

  一把锯子锋利的光芒

  无法触痛我生锈的目光

  一棵树在轻声呻吟着

  这不是成长的拔节声

  这是一次砍伐

  

  伐木人的身子是温暖的

  树下的叶子是冰冷的

  枯黄的,愤怒的

  倒下的树年轮清晰

  压住我弱小的影子

  

  叶子重新回到了枝干上

  枕着雪花枕头睡眠

  不觉得生命短暂

  不觉得冬天漫长

  猎人遥远的微笑

  大头翻毛皮鞋踩疼了雪

  踩下几行脚印伤痕累累

  遗落在通向山里的路上

  

  皮袍皮帽鹿皮手套

  披着兽皮的人在奔跑

  刀刃隐藏了雪地的光芒

  寒冷的铁靠近沸腾的血

  一番厮杀搏斗,尘埃落定

  现场目击:雪白血红

  

  身后山风拾起一串

  猎人遥远的微笑

  镶进白桦皮相框

  锅炉工

  乌黑的煤运来一车车

  黑压压的可以温暖一个冬天

  雪白的雪花随时会来参观

  炉膛里的火吐出鞭炮的火焰

  竖起的高炉吐出烟雾

  一群锅炉工

  在冬天正式开张

  

  身上的衣服应当算做工装

  统一染了黑色的还有皮肤

  不是非洲兄弟,不是采煤工人

  像是宋朝黑脸的包公

  

  送给百姓的是温暖

  送给冬天的是温暖

  杀年猪

  腊月里在农村老家

  听到最多的是杀猪喊叫声

  膘肥肉厚的猪头

  用来祭祀祖先

  保佑来年五谷丰登家财兴旺

  

  杀猪人,帮工的,远道的客人

  他们的表情是丰富的

  谁也没有注意

  所有的表情

  都是为了一个表情

  冰糖葫芦

  圆圆的,红红的,酸酸甜甜

  馋得流出口水

  曙光中蘸着糖色

  爷爷从痛苦深处被隐去

  叫卖千年的秘密被牙齿收藏

  

  我在冬天遇见你

  带我去寻找唐诗宋词

  一粒粒晶莹圆润

  不小心咬疼了整个冬天■

范文九:我与我的影子 投稿:王鉼鉽

7年级作文投稿:我与我的影子

发件人:??︵°Karryづ<2966401086@qq.com>

我与我的影子

在一次考试之后我与我的影子相遇了,她穿着一身黑衣服,在晴朗的时候我走在街上她总会粘着我,在阴森的下雨天她总是把我抛弃!

在一次考试后,我考差了,她就来安慰我说:“我亲爱的小主人不要伤心了,下次努力不就好了吗?”我听了之后摸摸她的头发说:“好朋友,让我安静一会儿好吗?”她哭丧着脸说:“小主人对不起!”

突然天上雷声大作下起了大雨,影子就不见了!当天气好起来后,我的影子就带来了她的好朋友——安慰天使,让他们安慰我,影子说:“小主人笑一下,一伤心就不漂亮了,笑一下。”并在我脸上贴了张笑脸,我还是垂着头对影子说:“谢谢你,我亲爱的好朋友。”

影子羞涩地说:“没关系,这是应该的。

影子看了看我撅着嘴委屈地说:“小主人,你分明就没有高兴起来,还是苦闷着脸,小主人我已经尽力了,可你为什么还不高兴哪?”

于是,我就心想:“我一定要让www.99zuowen.com自己高兴起来,不让自己的小影子伤心!”

我强忍着伤心,露出了一张漂亮的笑脸:“现在好多了吧!”我心想。

影子高兴地点点头,并有一点难受,感觉她有心事。

“我帮你分析一下错因吧!”

我暗暗的点点头对她笑笑。

“我这题是因为太粗心了······”

“那这题哪?”

“我这题太马虎了······”

天黑了,影子停下来离开了我!

当第二天黎明时我收到了一封信:

我亲爱的小主人,

你还好吗?

我知道因为我,让你伤心了很久,也让你难过了许多,我深感惭愧!对不起,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来到了另外一座没有人认识我的城市!

再见!希望你永远开心快乐!

您最亲爱的小马虎

二零一四年

······

当我看到这封信后,我再也没有了马虎!而我的影子也随着她的好朋友到了另外一座城市了。

十几年以后,在我工作的时候,我的小马虎和影子又一次与我相遇了!

从此,我们又一起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范文十:你给的影子 投稿:姚銮銯

谁成了你人生的段落?你曾在谁的心里绽放?Ta的世界和风细雨,Ta的世界,世界无“怪咖”。

  

  南国于我的魅力,不是明媚和煦的阳光,而是阳光背后薄薄的影。

  春天里,雨能够下得很大。他小跑回家的路上,阴沉的天空混杂着不均匀的光,土壤微微泛红。风不猛不急,他心里的凉意自内而外缓缓渗透着。还好,暴雨来临前就到家了。拧开锁,换上拖鞋,他甚至没找吃的,就咯噔咯噔跑上楼了。

  虽然穿着拖鞋,趾尖还是捕捉到地面冰凉的气息,他放下书包,雨开始下了。雨点粗粗地敲着树叶、池塘、墙和窗。窗外雨意荡漾,他把手掌贴到淡绿玻璃上,村子的温度就是春天的温度,也是雨的温度,他想。

  晚自习取消,他仍然一如既往地炒了饭,热了菜,安静坐下吃饭。吃完饭上楼,一脸平静地做他的数学卷子。

  我承认没见过比他的屋子更好的屋子,特别是在雨天。空气凉而不寒,湿而不潮,屋外的花树们托风和雨捎来一些香气,和竹席的香气掺到一起,格外如梦。我睡意蒙�地睁开眼时,他还是那个姿势,一脸平静做着他的数学卷子。

  午夜,整个屋子像已经沉到了大海深处,阴暗而安宁。雨早停了,窗外浮着淡淡的白光,远方是不知疲倦的虫鸟声,静默的一大排桦树,喝醉了的田野前面是一片影影绰绰的小树林。

  第二天下午放学又下雨了,我没带伞。雨打到额头上,才恍然从数学题里走出来。我担忧地望望天空,忽然一把伞遮住了视线。“下雨啦,”他回过头看着我顽皮的笑脸,然后瞥了一眼我的狼狈,“你淋湿了。”循着他清脆的嗓音,能隐约听见空气里轻轻细细的爆炸声。

  中考要测长跑,对体育不好的他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于是他决定每天到上课前十分钟再出门,跑到学校。时间总是抓不准,或者说在某个时空忽然变得很稀罕――抓不住的时间尤其关键。因此他常常踏着铃声跑上教学楼,气喘吁吁地冲进教室。我则隔着一个座位幸灾乐祸地笑他,你又迟到了!

  他笑了笑,狡辩道,老师还没来呢。

  他初中的学校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学校。特别是下午放学后的操场,晴天的晚霞在春天里也能把新草映得黄澄澄的,格外温暖。操场被小小的外墙环绕着,墙上爬满了姹紫嫣红的三角梅。在这个学校,他拥有足够的静谧和安全。

  初三那一年是他陪着我度过的,就像歌词里写的,他是“分给我烟抽的兄弟”,也“分给我快乐的往昔”,我能深切体会到他对于静谧与安全的干净的渴望,不论是在漆黑的冷夜还是月色溶溶的晴夜,他总是蜷缩身子入睡,像一只小猫。他曾在本子上写下许多古诗,他说他会成为一个作家,我便“嘲笑”着祝福他。我所写的不能再多,因为时光被迫中断,我们毕业了。我和他一道离开了村子,离开前一个月,蓊蓊郁郁的三角梅被清扫一空。

  兄弟,我选择了一个不太高明的方式――写故事,来与你联络。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收到文字里的信息,我只诉求即便是“终于”,也要让你知道我写了这些东西,不为别的,为你。

  兄弟,无论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在哪里浪迹,在我记忆中的你,永远会像十六岁那么美好。现在我独自一人在南国炽热的阳光下跋涉了很久,可当我偶一回头,看见地上的影子,好像也看见了以往那么多那么缤纷的人和事。而初三那一段,是你给我的影子。

  事实上,我也不是仅仅对你说话,我是在悼念我们一起留下的薄薄的影。

  是谁这么说过,海子,

  要走了,要到处看看,

  我们曾在这儿坐过。

  (指导老师:黄丽辉)

字典词典幼儿园家园沟通案例幼儿园家园沟通案例【范文精选】幼儿园家园沟通案例【专家解析】新学期扬帆起航手抄报新学期扬帆起航手抄报【范文精选】新学期扬帆起航手抄报【专家解析】食品营养与保健论文食品营养与保健论文【范文精选】食品营养与保健论文【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