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乡下人_范文大全

善良的乡下人

【范文精选】善良的乡下人

【范文大全】善良的乡下人

【专家解析】善良的乡下人

【优秀范文】善良的乡下人

范文一:善良的乡下人英文简介 投稿:朱戙戚

善良的乡下人

1) 简介

Mrs. Hopewell owns a farm in rural Georgia which she runs with the assistance of her tenants, Mr. and Mrs. Freeman. Mrs. Hopewell's daughter, Joy, is thirty-two years old and lost her leg in a childhood accident. Joy is an atheist and has a Ph.D. in philosophy but seems

non-sensible to her mother, and in an act of rebellion against her mother, Joy changed her name to

A Bible salesman, purportedly named Manley Pointer, visits the family and is invited for dinner despite the Hopewells' lack of interest in purchasing Bibles. Mrs. Hopewell believes Manley is

In

destructive consequences. In Hulga's case, despite her advanced academic degrees, she is unable to recognize evil until it is too late.

范文二:从《善良的乡下人》看美国南方精神信仰的丧失 投稿:卢鮫鮬

摘要:奥康纳在《善良的乡下人》中,以看似荒诞的内容,反映了激烈变动中的美国南方社会中人们的精神痛苦,表现了宗教信仰堕落后的现实社会。文章中反讽法的运用,寓意了整个世界在精神信仰沦丧后的虚伪及荒谬。

  关键词:荒诞 精神畸形 反讽法

  

  一、荒诞的现实

  

  奥康纳是现实主义小说家吗?有的批评家认为她的故事情节过分夸张,以至于有时流于荒诞离奇,也有人称她的小说是恐怖小说或哥特式小说。但当代著名美国诗人伊丽莎白・毕肖普则认为不尽然,她在奥康纳病逝时写道:“我确信奥康纳为数不多的作品将会在美国文学中永远流传下去。这些小说,体裁可能窄了些,却文笔清晰有力,人物栩栩如生,充满诗意的描述、词句和奇特的见解,十几部诗集都不一定能表达出这种真正的诗意。”毕肖普的评论较为客观。的确,奥康纳的作品乍看荒诞,实则并未脱离现实,它以一种特殊的曲折影射的方式反映了激烈变动中的美国南方社会中人们的精神痛苦,像剥橘子一样剥开世界圆满溜光的表层,展开成一片梦魇似的怪诞形象,露出畸形的内层。“在追寻心灵探索、精神寄托和情感安慰的同时,伴随着孤独焦虑绝望的情绪。”

  在《善良的乡下人》中,作者以一种使人意外的轻松笔调和含蓄幽默的语言风格叙述了一个荒谬怪诞的故事:女农庄主霍普韦尔太太的女儿赫尔加自幼因事故致残,有一条假腿,后成为女哲学博士,自命不凡,却被一个兜售《圣经》的表亲所诱骗,失去假腿,陷入困境。乍看之下,作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是其异乎寻常的情节和其中不动声色的暴力,像一部恐怖小说或哥特式小说。读过之后,伏案细思,却能发现其中的启示录式的宗教沦丧的意味。

  与宗教存在着直接联系的是那个兜售《圣经》的青年――曼利・庞因特(Point)。《圣经》,历来被尊为宗教的经典,是指引人们走出迷惘的明灯,那么,文章中的那个手执《圣经》明灯的指路人――兜售《圣经》的青年人又是一副什么形象呢?衣着寒酸,滑稽俗气,毫无指路人应有的神圣与庄严。再看他的言谈举止:心里明明白白却要掩盖住,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呵见这个“善良的乡下人”内心并不像他故意表演出来的那么虔诚单纯。他的虔诚单纯,不过是为了迎合女农庄主霍普韦尔太太,为了骗取一顿白食而采用的手段罢了。对赫尔加,他也耍弄了同样的手段。他带着公然的好奇,带着迷恋凝望着她,像个孩子望着动物园里新来的新奇动物一样。他呼吸的样子,就好像是跑了很长的路来找她似的。

  曼利・庞因特不但做出一副滑稽的一见钟情的样子,也毫不吝惜他的甜言蜜语:我看见你有一条木腿,你可真勇敢。你可真是个甜心。

  及至诱骗到赫尔加的假腿后,他又露出了残忍无情的本来面目:

  他转过身来,用一副不再有任何仰慕之情的神情看着她:“我有许多有趣的玩意”,他说,“有一次我用这种方法得到了一个女的的玻璃眼珠。你别想找到我,因为庞因特不是我的真名。每到一家我都用一个不同的名字,在哪儿待的时间都不长……从我生下来我就什么也不信!”

  原来他根本不是一个“善良的乡下人”,更非“指路人”,而是一个精神畸形的骗子,同撒旦一样,是理性与善行的践踏者。

  

  二、畸形的精神

  

  那么,曼利・庞因特精神畸形的根源及其反常行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听听这个冒充“指路人”的自我表白吧:从我生下来我就什么也不信!兜售者的精神畸形,在于其对于美国社会传统精神信仰的背弃,更在于同其他人相比,他意识到了自己精神依托的丧失。他是上帝意旨的贩卖者,自己本身却根本不相信自己贩卖的东西;他时时要做出虔诚的样子,内心却蔑视着这种虔诚。精神上的矛盾折磨着他的心灵,而这种苦痛与矛盾又导致了他对世俗世界的疯狂报复,以奇特古怪的收藏爱好作为其索求精神满足的一种手段。但由于他在美国社会始终无法找到真正可以获得拯救的信仰,其精神索求最后沦入暴力的怪圈,他也成为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畸形人。在这里,奥康纳以庞因特作为精神丧失者的代表,不露声色地点明了美国剧烈变化的社会环境下人们精神信仰丧失的恶果。

  如果说曼利・庞因特的畸形表现在精神上,隐藏在心灵中,那么文中女哲学家博士赫尔加的精神畸形则以残缺一条腿这一外在表现形式表现出来。腿的残缺颇具象征意义:腿的残缺使赫尔加追求精神生活以达到一种新的与外界平衡的关系。同时,腿的残缺也使赫尔加与外界隔绝,从而使其精神追求受到局限。赫尔加的精神残缺也与周围环境有关:周围人的庸俗、无聊与愚蠢促使其眼界向外,渴求精神生活,与此同时,周围狭小的市侩圈子及缺乏信仰的环境也决定了其将精神追求同虚无主义等同起来这一结局。赫尔加的这一颓废思想,是通过一段她在书上划了线的一段话表现出来的:

  另一方面,科学不得不重新宣称它的冷静和严肃,声明它仅仅同客观事实有关。虚无――除了恐怖和幻想之外,对科学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科学是正确的,那么有一件事是明确的。科学不想了解任何有关虚无的事。这就是对待虚无的一种严格的科学态度。我们了解这一点:我们不想对虚无有任何的了解。

  也许,她自己的表白更为直露:

  “I don’t even believe in God.”(我甚至不再相信上帝)

  “I’m one 0f those people who see through tonothing.”(我是那些看透了虚无的人中的一个)

  一方面,赫尔加认识到了周围环境中精神和信仰惨遭践踏后所导致的虚空;另一方面,赫尔加在对虚空的认识和否认也同时导致了自己精神上的虚空。可以说,赫尔加已经认识到了社会的黑暗、人们精神的空虚,但她无力也没有勇气与世俗世界决裂,只能带着精神与身体的双重畸形,陷入盲目依赖理性而产生的悲惨结局。

  那么,极力褒扬“善良的乡下人”的女农场主霍普韦尔太太是否是宗教的信仰者呢?她整天津津乐道于自己的财产和德行。她貌似宽容,张口“没什么是完美的”,闭口“那就是生活”,或者“其他人也有他们的意见”。实际上她的这种宽容是建立在意识到自己的优越感这一基础上的。这一点在她同弗瑞曼太太的关系上得以体现。弗瑞曼太太是个典型的市侩妇女,到处管闲事,窥探别人的隐私。这样一个人,居然被霍普韦尔太太“宽容”地认为是“善良的乡下人”,原因只在于她可以为霍普韦尔太太所利用。霍普韦尔太太的价值观由此可见一斑,她的“宽容”已偏离了基督教的教义和价值观念,不过是实用主义的一种体现罢了。另一个细节也可反映出霍普韦尔太太并非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当曼利・庞因特向她推销《圣经》时,她说:“I keepmy Bible in the parlor”(我的《圣经》放在客厅),实际情况是:This was not the truth.It was in the atticsomewhere.(这不是真的。《圣经》在阁楼的某个地方)上帝的教义居然被束之高阁,这几句描写的象征意味很明显:在现代文明社会中,信仰已经被抛弃,如尼采所说:上帝死了。

  

  三、反讽法的运用

  

  在阐述人们精神沦丧和精神冲突的过程中,奥康纳使用了南方作家擅长的反讽法。几个人物的名字便是明显的例子。

  霍普韦尔太太的名字Hopewell包含“希望”和“好”的意思,但实际上她本人并没有给他人带来希望,她所接触的一切也毫无希望可言。

  赫尔加,原名Joy,是快乐的意思。但一个有一条假腿,未曾体会过生活乐趣,又得不到应有的关爱的女孩又如何能快乐呢?名字与事实间存在的反讽让人感到既滑稽又悲惨。Hulgar,她后来的名字,无论发音还是意义都毫无美感可言,居然被她自己视为最具创造力的一项胜利,女博士的自命不凡在反讽中表现了出来。

  弗瑞曼(Freeman)太太的名字的含义是自由人,她在现实生活中却是个被雇佣者。

  曼利・庞因特(Point)名字的含义是勇敢的指路人,实际上他却是个把人引向歧路的骗子。

  反讽法在名字上的运用,让人感到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荒诞的、滑稽的。从这一点来看,整个小说更像一部寓言:以名字的自相矛盾寓意整个世界在精神信仰沦丧后的虚伪及荒谬。

  而在小说的深层次上,尚存在着更有力的反讽:一个深沉的哲理性主题,却套在违背常情的怪诞情节躯壳里……细思之,细读之,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方法比直来直去更让读者深思。《善良的乡下人》运用反讽法生动而逼真地描写了美国南方信仰沦落后的现实社会,是一篇含义丰富,描写生动的佳作。

范文三:《善良的乡下人》中反讽手法的运用 投稿:冯敇效

摘 要: 《善良的乡下人》是美国南方女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的著名短篇小说之一,本文从文本分析的角度,对这篇作品中的反讽艺术进行分析,探讨作者这一技巧在表现人物和主题上所起的作用。

  关键词: 小说《善良的乡下人》 反讽手法 文本分析

  

  弗兰纳里・奥康纳(FlanneryO’Connor)作为一名备受欢迎的南方女作家,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她的作品几乎都渗透着浓厚的宗教气息。在其作品中,奥康纳经常使用反讽的手法,通过描写一些怪诞的人物来揭示深层次的宗教和道德问题。

  一

  《善良的乡下人》是弗兰纳里・奥康纳的著名短篇小说之一,讲述农场主霍普韦尔太太(Mrs Hopewell)及其女儿赫尔加・霍普韦尔(Hulga)和一个自称为曼利・波因特(Manley Pointer)的卖《圣经》的推销员的故事。主人公赫尔加在十岁时就失去一条腿,从那时就形成了对一切事物的冷漠态度。她虽获得了博士学位,但看不起周围的人,尤其是男人。凭着自身的优势,她想引诱没受多少学校教育,对圣经“虔诚”的乡下推销员曼利・波因特,结果那凭着“善良乡下人”伪装的推销员,却耍弄了获得博士学位、有智力上有优越感的赫尔加,抢走了她的假腿和眼镜。小说《善良的乡下人》情节简单,为什么会耐人寻味,其原因是反讽技巧的运用在此起到了重要作用。本文从文本分析的角度,对这篇作品中的反讽艺术进行分析,探讨这一技巧在表现人物和主题上所起的作用。

  二

  反讽通常被视为现代艺术的主要特征之一。新批评理论家布鲁克斯将反讽定义为:“语境对一个陈述语的明显的歪曲。”(赵毅衡:376)反讽式的陈述或描写,总是包含着与直接的感知正好相反的含义。可以说,反讽是指在“文字的表面意义和真实意义之间,行动和结果之间,表象和真实之间有一种不相符合,不相协调甚至互为矛盾的现象。在所有这些情形中,一种看似荒谬的或似是而非的因素在文学作品中发挥其艺术作用”。(马可云:64)正如我们在短篇小说《善良的乡下人》中看到的那样,小说以“善良的乡下人”为标题,一开始就以一种意蕴悖立的反讽暗示了作品的主题。初看标题,我们一般都会认为小说中会描写一些诚实、纯朴和善良的乡下人。实际上,在这篇作品中,“善良的乡下人”一词的真实意义与字面意义是对立的。看完小说以后,我们难以找到谁是“善良的乡下人”,那个买圣经的年轻人表面上文质彬彬,看上去纯朴善良,事实上却是个恶棍。他那部挖空了的圣经里藏着一瓶威士忌,一付背面印着淫画的扑克牌和一盒避孕套。凭着那副善良乡下人的伪装,他耍弄了装上假腿的赫尔加,骗走了她的眼镜和假腿。还有被称为“善良的乡下人”的弗里曼太太母女,其中一个女儿十五岁就怀孕,使我们不得不怀疑她们是否是本分的乡下人。弗里曼太太除了好吵吵嚷嚷外,还爱窥探别人的隐私。明知赫尔加不愿让人叫她改过的名字,弗里曼太太故意叫,让她难受,并对她那只瘸腿特别感兴趣。每次霍普韦尔太太讲这条腿是如何被打伤时,弗里曼太太会随时随刻在听,百听不厌。他们是否已经失去了乡下人的纯朴和善良?像曼利・波因特这样的人,离善良太远,我们甚至说他太阴险恶毒。作者用这一反讽的手法深化了文章的主题。

  三

  反讽的一个重要构成要素就是两极因素的相互对比,于不着痕迹中冷静地呈现事物存在的悖逆状态,从而凸显作品的主题,形成蕴涵丰富的艺术张力。

  (一)在《善良的乡下人》中,通过对立互比而产生的反讽效果首先体现在人物的姓名上。

  农场主霍普韦尔太太(Mrs.Hopewell)的名字hopewell,是“希望一切都好”的意思。可事与愿违,就她个人来说,她早就和丈夫离婚,还要养活三十多岁的女儿。她希望女儿能够生活幸福,谁知女儿在一场打猎的意外事故中,腿被枪打断,二十多年来靠假肢走路。而且女儿对她粗暴无理,很多场合都不给她面子。考虑到她那条假腿的缘故,她总能原谅她这种态度。女儿还背着她通过法律手续将自己的名字“乔伊”改为最难听的“赫尔加”,就为让母亲叫着难受。

  女儿乔伊(Joy Hulga)的名字joy是“幸福快乐”的意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她却活得非常沉重,毫无幸福可言。十岁那年腿被打断,靠假腿支撑,行动不便,依靠母亲照顾,生活可想而知。她失去了太多生活中美好的东西,三十多岁连一次舞也没跳过,或者说她始终就没有怎样正常玩乐过。虽然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她却无用武之地,尽管自己也幻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原因她也会离开这些乡下人,去哪个大学里向知道她在谈点什么的人讲学。在母亲的农场上,她的生活是单调乏味的,她对母亲和佃农充满着鄙视,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内心世界也是苦闷的。遇到小推销员后又被他耍弄,又给这个女博士沉重的一击,没想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被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人愚弄,这也是一莫大的讽刺。

  推销员的名字(Manley Pointer)中manly有“男子汉气概”的意思。从名字看此人应该做事像男人,光明磊落,可是与事实相反,这人庸俗低贱,卑鄙下流。他到处行骗,在不同地方用不同名字。为进入霍普韦尔太太家,他表面装出善良诚实的样子;为了能留在她家吃饭,对霍普韦尔太太讲了他的“身世”,以博得别人的同情;表面上对赫尔加感兴趣,实际上是为了得到她的假腿。他竟然能去欺骗身有残疾的人,骗走她的眼镜和假腿,使之陷入无助的境地。

  (二)《善良的乡下人》中,通过对立互比而产生的反讽效果不仅仅体现在人名上,更显著地表现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并因此使人物形象更加丰富。

  获得了哲学的博士学位的主人公赫尔加・霍普韦尔,三十多岁了,其穿着还像个孩子:“……穿着一条穿了六年的裙子和一件黄色运动衫,上面印着一个凸出的褪色的骑马牛仔的图案。”(《公园深处》:222)她在和小推销员约会那天还故意穿着一条宽大的裤子和一件肮脏的白衬衣。除了穿着以外,她平时对母亲也很不尊重,即使在佣人面前也不给面子,因为她瞧不起周围的人,包括母亲在内。她学习了哲学,得出的结论是世界上没有上帝,只有传统习惯和对性行为的负罪感使人们无法看透宗教的种种幻想并且享受现世的自由。赫尔加遇到《圣经》推销员曼利・波因特后,感觉他的宗教信仰比较纯真,于是想引诱他摆脱《圣经》的禁锢。但是当她爬上谷仓的厩楼上去赴她安排好的约会时,却发现曼利・波因特为了这场艳事带来了一本中间挖空的圣经,里面藏着一瓶威士忌,一付背面印着淫画的扑克牌和一盒避孕套。他还设法偷走了她的木制假肢。赫尔加说她不相信上帝,但是波因特却说自他来到世界上,他就没有信过任何东西。这一情节意味着赫尔加并不知道,在一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上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意味着那个世界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崇高自由,而是庸俗低贱、卑鄙狭隘、刻薄恶毒,到处是曼利・波因特式的人物。自恃清高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博士竟会在庸俗的没受过多少学校教育的推销员面前栽跟头,这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四

  作为一个非常敏感的基督徒,奥康纳对现代社会中物欲横流,宗教精神和信仰惨遭践踏的现实有很深刻的了解和体会。她认为人一旦背离了宗教信仰就会表现出反常行为和变态心理,只有靠暴力和死亡与原先的世俗道德观念痛苦决裂后,才能获得赎罪和得救的机会。《善良的乡下人》是表现这一主题最典型的作品,在这篇作品中对立的两类人,一类是单身或寡居的女农场主霍普韦尔太太,另一类是代表与这个文明为敌的“闯入者”形象的推销员曼利・波因特,这两类人都失去了宗教信仰:霍普韦尔太太家里看不到《圣经》放哪里,对卖《圣经》的她也不感兴趣;女儿是个无神论者,根本就不相信有上帝。推销员曼利・波因特自从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相信。他们这些人因为丢失了宗教信仰,所以也失去了上帝对他们的恩惠。小说中人物的行为也有变态和异常,主人公赫尔加对周围人的态度和想引诱小推销员这一想法就证明这一点。小推销员的恶劣行径也使我们想到没有信仰的世界是可怕的,奥康纳对作品中的人物在不同程度上都予以无情的讽刺,从而深刻揭示了作品的主题。

  反讽手法是弗兰纳里・奥康纳在作品中经常使用的技巧,这一技巧在人物塑造刻和揭示文章的主题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借助这一方法有利于深化对其作品的认识,理解作者的创作意图。

  

  参考文献:

  [1]董衡巽.美国文学简史[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7,1.

  [2]郭继德.美国文学研究(第一辑)[M].山东大学出版社,2002.

  [4][美国]弗.奥康纳著.主万等译.公园深处[M].1986.

  [5]秦小孟.美国女作家作品选读[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86.

  [6]赵毅衡.新批评文集[M].百花文艺出版社,2001.

范文四:《善良的乡下人》畸人表达美好愿望 投稿:张醶醷

透过畸人表达美好愿望

李超然

摘要:著名美国女作家奥康纳在她的短篇小说《善良的乡下人》中塑造了很多个畸人的形象,揭露了当时美国南方社会存在的价值观念和信仰的缺失,显示了作者对当时社会的担忧和反省,号召人们重新构建自己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念,同时深深的期望一个美好的社会的形成。 .

关键词:奥康纳;畸人;揭露;美好期望

Portraying the Image of Winesburg and Showing the Good Wishes

Li chaoran

abstract: in the short story "good country people",American famous writer O Conner portraying several freak images to expose the crisis of belief and the crisis of values in the modern civilization society . she also express her anxiety and reflection toward the sociery, and called on people to construct the new moral and value system.

Keyword:O Conner; winesburg; expose; good wishes

一. 刻画畸人形象

弗兰纳里·奥康纳是美国南方著名的女作家,她是一位十分有社会责任感的小说家,她一生创作了很多小说,其中最著名的是她的短篇小说。她用她独特的讽刺犀利的文笔刻画了当时的美国的南方社会以及社会上一些反常的丑陋的行为。她对当时人们的生活状况和社会现象观察的十分仔细仔细。并对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保持密切关注,她的小说中的主人公多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一些小人物,对这些丑恶变态的人物形象进行细致的的描绘,揭示了尽管生活在所谓的文明时代,社会仍存在很多弊端,以及社会上的人们道德观念浅薄,人情冷漠,表现了作者对当时的社会的高度担忧并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和反思.她敢于揭示社会现状并且指出社会上的种种丑陋的现象和一些反常的人物形象,是因为“作家的神圣使命感驱使她为”警世、醒世而创作,将笔触伸向社会的诸多方面”.【1】 奥康纳在小说中着重描写了主人公的心理状态,表现他们内心的空虚丑陋,这种方式产生了很强烈的艺术效果,十分讽刺。她的作品还讽刺了当时社会对人性的压制和摧残。她的小说中的“畸人”形象十分多。包括身体有残缺的畸形和精神上有残缺的畸形者,这些人都是当时社会的受害者。正是在社会上存在这些人物形象才能突显出社会上的种种矛盾和丑恶。她在小说中对这些人物心理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告诉人们人的身体上的残缺并不可怕,比它更为可怕的是心灵上的残缺。

奥康纳所描述的一系列“畸人”基本上可归纳为两大类,第一种是反对一切社会文明,处处和文明为敌的“施暴者”人物形象,本文中的推销《圣经》的男主人公波因特尔这是属于这种类型。这个类型的人物常常给受害人带来很大的创伤和打击,不仅体现在身体上,更多的是体现在精神上的打击,使受害者心灵受到猛烈的冲击,甚至开始顿悟,重新认识自我;第二种便是是这些“施暴者”的受害人,比如说本文的女主人公赫尔加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奥康纳的短篇小说中,很多的受害者都是女性,她尤其喜欢在自己的作品中描述畸形的女人。“在在奥康纳看来“畸人”不仅指那些外表残缺、心灵扭曲的怪人,还包括那些夸夸其谈、自我陶醉、自私虚荣、毫无精神信仰而又自我满足的女性受害者。”【2】这些女主人公们通常骄傲自大,庸俗无知,十分令人厌恶,但是同时她们又饱受苦难,孤苦伶仃,内心脆弱让人不免生同情之心。《善良的乡下人》中的女主人公赫尔加便是个很好的例子。

在她的短篇小说《善良的乡下人》中,奥康纳对两位主角乔伊(Joy)和波因特(Manley Pointef)进行了十分详尽的描写,展现了他们虚伪、自私自利的心理状态和丑陋卑微的内心世界,把人物性格中的阴暗面和扭曲、畸形、和令人生厌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赤裸裸的揭示了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畸形、丑陋的现象和无情的现实对人性的压制和蹂躏。

故事中的女主人公赫尔加在小时候因为一场事故失去了一条腿从次开始了她的木腿生活。她因为自己的假肢感到十分自卑,认为自己有无法弥补的缺憾。于是她拼命读书来来掩盖自己身上的缺陷,最终她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她的自卑感消失了却开始自以为是的蔑视周围一切人的庸俗愚昧,甚至瞧不起自己的母亲。“由于经常感到愤懑,脸上已经失去了一切表情„„她

的蓝眼睛冷冰冰的,里面的神情就像一个人凭着意愿已经双目失明,而且打算就这样保持下去一样。”她自作主张的把自己的名字由“乔伊”改成“赫尔加”以显示自己很有反抗意识和具有特立独行的精神。她改名为赫尔加的原因是这个名字发音十分难听,让人们联想到“呆在炉子里的那个丑陋、出汗的伏尔甘”。当表面上忠厚老实的《圣经》推销员波因特尔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看上了他的天真并且尝试诱惑他以证明自己的特别。她认为自己独一无二,高人一等,很容易就会吸引波因特尔并且会爱上自己。她假称自己只有十七岁,在与小伙子约会时,她十分自大,说自己“连上帝也不相信”。甚至自命不凡地说:“咱们有些人已经把蒙着眼睛的布去掉,看到并没有什么可看的。这就是一种拯救。”然而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就处在危险的境地,已经钻入了骗子的圈套,将把自己置于一个可悲又可笑的骗局中。她标榜自己是“看透一切 ,直看到无有的人.”正是由于她自己的偏执和盲目自大才会落得一个十分悲凉的结局。在小说的最后.当虚无主义者赫尔加被波因特骗走假肢时,她便不再是自称“一直看到无有”的人了,她苦苦哀求着希望波因特尔是一个“善良的乡下人”,波因特尔,宣称自己是一个和她一样什么都不信的人,拿着她的木腿便扬长而去,她被一个人丢弃在仓库里。在这个部分,奥康纳用讽刺的文笔将赫尔加这个虚无主义者描绘的一无是处。就在波因特尔露出虚伪、邪恶的真实面目的时候,赫尔加才从自己幻想的虚无世界中惊醒,她一直在自以为是,无情的打击让她认清现实,使她从自负、愚昧中认清别人,也找到自我、认清自我。

小说中的男主角波因特尔每天挨家挨户的提着“巨大提推销《圣经》。从外表上看,他是个天真,忠厚的乡下小伙子。他对乔伊的母亲彬彬有礼,“我知道您是位善良的太太„„您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戏耍我这样的乡下人”。为了得别人的同情,他谎称自己有心脏病,活不了多少年了。他的谎话轻而易举的就博取了乔伊妈妈的同情,甚至亲自请他留在家里吃晚饭。在吃饭期间,他无所不用其极的用撒谎的本事吹嘘自己的悲惨命运和至高无上的人生理想与信念,就是成为一个传教士,带给人们最好最有效的服务。但是这个号称自己无比崇高,一生倾其所有的投入到传教工作的小伙子,他的《圣经》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把封面打开,里面是空的,盛着一小瓶威士忌,一副纸牌,以及一只蓝色的小盒子。”令人惊讶的是,赫尔加这样一个女博士居然没有发现这个“善良的乡下人”是个骗术高明的大坏蛋。

小说中女主人公赫尔加标榜自己是“什么都不相信”的虚无主义者,认为《圣经》一点用处也没有,而男主角是什么都不相信的伪基督教教徒。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丢失了人类的信仰,“背弃了上帝”,丧失了灵魂的真正的“畸人”。而人一旦远离了自己的信仰就会出现反常的举动和扭曲的心理,并且只有在受到打击后才发觉自己的观念与现实世界格格不入,并且开始顿悟并获得认清自我的机会。

二.寄予美好愿望

奥康纳以南方社会为出发点,把小人物的荒诞反常的行为通过幽默,平淡的方式展现出来,把社会中的种种弊端和丑陋的现实融入到她的作品中,成为当时美国社会的一个缩影。“对现代文明进行反思是奥康纳短篇小说的一大重要主题。”【3】作者认为,生活在现代文明下的人们慢慢的变得畸形,反常。人只有认识到自己的无知,愚昧和丑陋,才可能有机会自我救赎,认清现状。

小说的女主角赫尔加自以为高人一等,她想要诱惑卑微、天真的波因特尔证明自己。却不知道,她的自大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而浑然不知。正是她的偏执使她成为一个扭曲了的“畸人”,但在经历过波因特尔骗子风波之后,她不得不面对真实的自我真实的社会。她的象征着自己看开一切,对周围环境麻木不仁的假腿被卸下了,独自坐在仓库中,悲伤的她终于认清了自我, 意识到了自己连一个连智商低下的人都看不清的愚昧。波因特尔即带走了她的假肢,也带走了她的虚伪和无知。波因特尔对赫尔加的精神上的冲击使她虚伪的自尊开始剥落,她因知识和学位所带来的狂妄自大也慢慢褪去。现实迫使她低头,认清自己的现状。赫尔加的结局也反映了作者想表达的美好愿望:人必须走出畸形的幻想,不管要经历多大的痛苦,承受多大的打击,才能找到真实的世界。正是痛苦悲凉的结局,才使女主角赫尔加从自欺欺人和愚昧无知的世界中顿悟,发现自己的愚昧和自负,并且敢于勇敢的面对现实,认清真实的自我。

三、结语

在《善良的乡下人》中,作者通过女主角赫尔加的痛苦结局和她所幻想的虚无世界的破灭后的孤立无助就是想告诉人们信仰和价值观的重要性,呼吁人们重新反思自己。她还通过自己描述的一系列的“畸人”形象,表达了自己对善良的深切渴望,对一个美好社会的强烈期望。

参考文献:

[1]石云龙.试论奥康纳短篇小说特色[J].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3),42—46.

[2]石云龙.试论奥康纳的。怪诞风格”EJ].四JII外语学院学报,2001,(4),30一32.

[3]傅景川.美国南方“圣经地带”怪诞的灵魂写手——论奥康纳和她的小说[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0,(5),81—85.

范文五:试析《善良的乡下人》中的虚无主义 投稿:严珽現

试析《善良的乡下人》中的虚无主义

◎缪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国语学院

江苏・南京211100)

摘要弗兰纳里・奥康蚋作品渗透着浓郁的宗教气息,同时包含了很多现代西方哲学思想。本文试图以虚无主义哲学现分析奥康蚋小说<善良的乡下人)中乔伊和曼利的虚无主义形象.进而剖析其作品对虚无主义的抨击,并指出以宗教皈依的形式达到虚无主义的救赎。

关键词善良的乡下人奥康蝻虚无主义文章编号1671.0703(2009)10-023.02

‘善良的乡下人》是美国当代南方女作家弗兰纳里・奥康明般的神情,她的生命显然失去了激情。在穿戴上,“她整天纳的一部短篇小说。小说讲述了身患残疾的女主人公乔伊与走来走去,穿着一条穿了六年的裙子和一件黄色的运动杉。上圣经推销员曼利之间发生的一段怪诞荒唐的故事,揭露了美面印着一个凸出的褪色的骑马牛仔的图案.”这样一个外在形国当今社会中的丑恶变态现象,反映了人们的信仰危机和精象,无疑突显了她一个虚无主义者的状态,也许她觉得生活已神困境。本文试图以虚无主义哲学观分析两位主人公:乔伊经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也不再有美好与丑陋之分,所以她觉和曼利的虚无主义形象,并警示那些持虚无主义哲学观的人得也必要去收拾自己。天性的喜怒哀乐、日常生活感觉被慢们:他们的信条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破灭.从而呼吁人们要重慢地钝化和消磨.

新审视自己及自己的信仰,重新回归上帝,追求充实而有意义乔伊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她为什么在信仰上会呈现的生活.

虚无主义呢?这应该与她生理上的残疾不无关系:她患有心一、虚无主义

脏病活不长久,并且由于腿部残疾,不得以假肢支撑,而且已“虚无主义,作为一种普遍性的生存体验形式,简单地说,是32岁“老女人”.她原来的名字“乔伊”(Joy),意思是快乐,就是生活本身意义的丧失。意义一旦失去,生活中就不再有而实际上她却是一个巨大、笨重、尖刻、愤怒的人;她对世界,希望与梦想。美好、高尚与丑陋、卑下之分,世界也就在根本上对母亲,对爱情全部抱着防御和敌对的态度.其实只有非常呈现出无价值的状态.一切都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因虚弱的人才会这样死死地保护自己,她要保护的是什么呢?而,生命也就很难容纳任何形式的激情、爱欲与冲动。作为天她的腿。然而在性格上,她却很傲慢,尖刻.她鄙视母亲和管性的喜怒哀乐、日常生活感觉与诸种体验形式也逐渐钝化”家的肤浅。自以为学识渊博而高人一等,“她对自己的母亲曾

(雅克・德里达).简言之,虚无主义就是指所有价值的缺失,经说过……嘴里含着一些事物——‘娘儿们!你曾经扪心自

所有的事物都处于不可知并且毫无联系的状态。作为一种注问过吗?你曾经扪心自问,瞧瞧自己并不是什么样的人吗,天定毁灭的生活态度,虚无主义极强的腐蚀力最终会摧毁所有哪!’(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看来,对父母的伤害甚至就杀都等的道德宗教信仰,从而导致人类历史陷入危机.

同于不敬神灵,这最终被诊释为虚无主义者的行为)她曾经这二、虚无主义形象么喊道,接着又一下坐下,瞪眼望着她的盘子,马尔布朗歇(一(一)乔伊

位哲学家)说的不错:我们不是自己的光明!”她表现得如此‘善良的乡下人》中的乔伊标榜自己是个无神论者,并称粗鲁,正因为她什么都不相信,因此她也觉得没有理由对人礼自己是“看透一切,直看到无有的人”.从她的日常行为举止.貌.“我们不是自己的光明”,换句话也就是说,生活没有目穿着打扮来看,她对生活好像失去应有的激情,就像文中描述的。其次,从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乔伊的书中用蓝铅笔划着:的乔伊那样:“那个身材高大。行动笨拙的乔伊由于经常感到“无有’……这毕竟就是探讨‘无有’的绝对科学的方法.我愤懑,脸上已经失去了一切表情.这种时候她总睁大眼睛,稍们通过对‘无有’不希望知道什么而知道了这一点.”这段话其许向一旁瞪视着,她的蓝眼睛冷冰冰的,里面的神情就象一个实出自宣判了“上帝死亡”的尼采的口中.表明乔伊对于虚无人凭着意愿已经使双目失明,而且打算这样保持下去那样.”主义逻辑的信奉。从她的言行来看,她秉持虚无主义,否定了这段细腻而生动的细节描写流露出了乔伊消极,虚无的精神生活的意义,抛弃所有宗教道德等崇高价值的追求.

状态.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她冷冰冰的眼睛却透着双目失

(二)波因特

009年第10期安微文学

万 

方数据

臼攀口匍

“伴随着虚无主义的过程,指引着意义缺席下的生存形式,于是生命中积聚堆积起来的病态能量,便不得不寻求威胁着精神的释放.”(雅克・德里达)虚无主义者大多失去信仰和灵魂,他们总是通过破坏现存的秩序来发泄心中的空虚,有时不免做出变态的行为。故事中的另一个主人公波因特委实是一个典型的虚无主义的代表.

在故事中,他是谎言的化身,邪恶人性的代表。为了推销圣经,他花言巧语,骗得霍普威尔太太的同情和信任.谈话中,他不断杜撰自己的身世,同时还引用‘圣l至:}里面的话,说:“失掉其生命的人将得到生命.”所有这些,给人一种感觉,他是一个真诚,天真,并且是很虔诚的基督徒.可事实上,他却是一个十分变态.彻头彻尾的虚无主义者.当乔伊指责他基督徒的虚伪时,他露出了他的真实面目:“我希望你并不认为…我会相信这套废话!“我自打从娘胎出生,我就压根什么都不相信l”这与他之前表演装出的那份天真无邪有着天壤之别.他有着变态的嗜好:搜集“许许多多有趣的东西”,一个玻璃眼睛,一只假腿,实际上,他搜集的是许许多多受伤的灵魂,他以此为乐,可见他已没有任何恻隐之心可言,他的灵魂已经死掉了.可以说曼利给乔伊上了意味深长的一课:虚无主义表面上是符合逻辑和理性的信仰,而事实上产生罪恶的源头.

三、虚无主义的悖逆

我们在文本中发现乔伊并不是个无欲无求,没有灵魂的人.这与她标榜的虚无主义世界观是相违背的。这表现在她对于自我的追求:她把自己的名字改了.暗示她试图掌握自己命运的主动权。她也希望别人能接受和认可自己。她曾对母亲说过.“像我眼下那样……”.说明她希望别人接受眼下的自己.因为她的母亲只把她看作孩子。认为女儿的哲学博士学位是种灾难:而弗里曼又时时偷窥她,把她当作带着条假腿的怪物.她的愤怒和反叛都是她追求自我存在的意义,只是一直信奉虚无主义的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同时小说中的假腿除了代表人的尊严、隐私,还有个重要的象征意义,既乔伊自我的灵魂.虽然作为无神论者,她不应该相信灵魂的存在,然而像小说中描述地那样,“除了她自己外,谁也不曾碰过它.

参考文献:

实她并不是,“她也开始亲他,而且亲了几次他的面颊之后,….仿佛企图把他的呼吸全部吸走似的…”她“从来没被亲过”,暗含着在她的生活中从来就没有信任和亲密,对一个什么都不相信的人来说,这是符合逻辑的.此时,爱情的力量让她第一次尝到了相信的滋味.当曼利要求看她的假腿时,她答应了,那情形就像是完全向他屈服,就像是她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又奇迹般地在他的生命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命.她甚至想象跟他私奔之后的未来.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将她的虚无主义抛在一边,她的生活立刻充满了意义.但是,当她央求他还回她的假腿时,小说的基调一下子又从信任和天真转变成痛苦和警觉。曼利让她等会,并在她面前打开提箱,空的圣经里面装的却是威士忌、内容污秽的纸牌,用“蓝色”盒子装着的避孕药.这个情景反讽使整个小说达到高潮。乔伊最珍视的尊严被曼利的罪恶威胁时,她却转而把希望投向基督教的拯救。当她认识到他并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时,她恳求地说:。你是一个基督教徒!”乔伊在危难时刻转而开始希望基督教的存在,她的信仰中的悖逆达到顶峰.

四、虚无主义的救赎

奥康纳曾宣称“如果你活在现在的社会中,你将在虚无主义的围困中喘息.不论是否身处教堂,你都将被其窒息”(李杨),奥康纳在分析了虚无主义产生原因的基础上,深刻意识到这种思潮对人们的道德及信仰的严重威胁。带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奥康纳用心中的信仰支持着自己不懈的写作,她创作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展示畸人本身,她写作是为和乔伊一样的人:在灵魂里有伤口.有残疾的人.提供摆脱精神的虚无再度投入仁慈上帝怀抱的希望。

奥康纳认为,只有把虚无主义的邪恶形象展示给世人,人们才能真正警醒于虚无主义的危害。乔伊的悲凉结局也折射出奥康纳在作品中所寄寓的希望:必须走出扭曲的自我,不管这一过程多么痛苦,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真实的自我.对奥康纳来说,邪恶的虚无主义的歼灭是不能求助于高尚的人文主义关怀,和传统基督教徒的教诲的.它需要一种更为激进的补救办法即对基督教的皈依.

她私下里照料着它,几乎把自己的眼睛也避开,就像有人照料自己的灵魂那样。”可以看出,就象她的假腿一样,她的灵魂一直隐藏在她的身上.曼利的出现让她有了获得自我的感觉.当她的母亲和管家认为她的假腿使她显得怪异时,只有曼利告诉她:。就是它才使你与众不同的”,所以曼利渐渐走入了她的灵魂深处,因为在她看来,只有他明白她是谁,看到她存在的意义.可见于她的灵魂深处,她一直渴求人存在的意义,这与她的虚无主义是相悖逆的.然而,最具讽刺意味的那个诱奸场景粉碎了乔伊的虚无主义,她标榜她是个虚无主义者,事

…Burr,John.Bloom.Harold。Bloom‘SModem

neryO'Connor,LiteraryReferencECenter,1998.

CriticalViews:Flan.

【2]Hawkes.John;Bloom.HaroldBloom’SModemCriticalViews:

FlanneryO’Connor,LiteraryCriticism,1986.

13】奥康纳主万,屠珍等译公园深处——奥康纳短篇小说集.上

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

【4】陈韵虚无主义,诺神之争与价值的僭政——现代精神生话的

困境.人文杂志.2007(1).

【5】李杨论弗兰纳里・奥康纳小说中的虚无主义.山东大学。2006.【6】汪民安尼采与身体.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20

09年第10期安徽文学

万方数据 

试析《善良的乡下人》中的虚无主义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

缪莉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国语学院,江苏·南京,211100安徽文学(下半月)ANHUI LITERATURE2009(10)

参考文献(6条)

1.奥康纳 主万;屠珍 公园深处--奥康纳短篇小说集 19862.李杨 论弗兰纳里·奥康纳小说中的虚无主义 2006

3.陈韵 虚无主义、诸神之争与价值的僭政--现代精神生活的困境[期刊论文]-人文杂志 2007(01)4.汪民安 尼采与身体 2008

5.Hawkes John;Bloom Harold Bloom's Modern Critical Views:Flannery O'Connor 19866.Burt John;Bloom Harold Bloom's Modern Critical Views:Flannery O'Connor 1998

本文读者也读过(10条)

1. 孙晓云.石云龙 透视《善良的乡下人》基督教思想下的喜剧性[期刊论文]-绥化学院学报2007,27(1)2. 赵峰.ZHAO Feng 《善良的乡下人》中的"南方情结"探析[期刊论文]-宿州学院学报2009,24(4)

3. 颜婉西.YAN Wan-xi 宗教视野下的罪与罚——奥康纳《善良的乡下人》的反讽艺术[期刊论文]-平原大学学报2007,24(6)

4. 葛朝霞 弗兰纳里·奥康纳与《善良的乡下人》[期刊论文]-南都学坛(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20(4)

5. 杭宏 刻画畸人形象寄寓美好希望——解读奥康纳的《善良的乡下人》[期刊论文]-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1)

6. 柯建华 同为畸人女写手风格创意各不同——《花凋》与《善良的乡下人》中畸人形象比较[期刊论文]-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22(1)

7. 林瑞韬 文本中的历史——《善良的乡下人》的新历史主义解读[期刊论文]-东京文学2011(12)

8. 柯建华.KE Jian-hua 《花凋》与《善良的乡下人》"女畸人"创作之平行研究[期刊论文]-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5)

9. 张泉 "反英雄"之警世与醒世——解读《善良的乡下人》中的黑色幽默[期刊论文]-文艺生活·文海艺苑2011(4)10. 张文瑜.ZHANG Wen-yu 视角切换风格手法:评奥康纳的《善良的乡下人》[期刊论文]-新疆职业大学学报2009,17(2)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ahwx200910013.aspx

范文六:《善良的乡下人》中反讽手法的运用 投稿:王炀炁

《善良的乡下人》中反讽手法的运用

吴秀珍

(运河高等师范学校,江苏邳州

221300)

摘要:《善良的乡下人》是美国南方女作家弗兰纳里・加・霍普韦尔(Hul辨)和一个自称为曼利・波因特(Manley奥康纳的著名短篇小说之一,本文从文本分析的角度,对这篇Pointer)的卖《圣经》的推销员的故事。主人公赫尔加在十岁时作品中的反讽艺术进行分析,探讨作者这一技巧在表现人物就失去一条腿,从那时就形成了对一切事物的冷漠态度。她虽和主题上所起的作用。

获得了博士学位,但看不起周围的人,尤其是男人。凭着自身关键词:小说《善良的乡下人》反讽手法文本分析的优势,她想引诱没受多少学校教育,对圣经“虔诚”的乡下推销员曼利・波因特.结果那凭着“善良乡下人”伪装的推销员,弗兰纳里・奥康纳(FlanneryO’Connor)作为一名备受欢迎却耍弄了获得博士学位、有智力上有优越感的赫尔加,抢走了.的南方女作家,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她的作品几乎都渗透她的假腿和眼镜。小说《善良的乡下人》情节简单,为什么会耐着浓厚的宗教气息。在其作品中,奥康纳经常使用反讽的手法。人寻味.其原因是反讽技巧的运用在此起到了重要作用。本文通过描写一些怪诞的人物来揭示深层次的宗教和道德问题。从文本分析的角度.对这篇作品中的反讽艺术进行分析,探讨这一技巧在表现人物和主题上所起的作用。

《善良的乡下人》是弗兰纳里・奥康纳的著名短篇小说之、

一,讲述农场主霍普韦尔太太(MrsHopeweU)及其女儿赫尔反讽通常被视为现代艺术的主要特征之一。新批评理论一个不是汉子的“硬汉”,一个年轻的姑娘受到侮辱与损害时,“真是太难了。”他说:“我实在想不开。什[to胴引这位少校因为妻她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怨天尤人,哭泣流泪,更没有绝望麻痹,子的死去而痛苦的情感从压抑到最终爆发的过程和他的眼神而是把不幸默默地承担了下来。

里充满着的痛苦与绝望.令人难忘。

50年代,海明威塑造了以桑提亚哥为代表的“可以把他消作为一个关注社会、关注人生的伟大作家,海明威形成了灭,但就是打不败他”的“硬汉形象”。《老人与海》向我们展示对待死亡的坦荡、豁达的人生态度,海明威认为一个人无论身了主人公老渔夫桑提亚哥这个成功的“硬汉子”形象。“一个人处何种生命历程,都会发现死亡的影子。《午后之死》就明确指并不是生来就要被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但就是打不败出:“所有的故事,要深入到一定程度,都以死为结局,要是谁他!”老渔夫的这句独自。朴实、坚定。充满了“硬汉”精神。这是不把这一点向你说明.他便不是一个讲真实故事的人。”海明桑提亚哥的生活信念,也是《老人与海》中作者要表明的主题威用故事中不同人物之13.表明了他对死亡的看法:死亡是人思想,桑提亚哥这个“硬汉”形象也成为了海明威式的英雄的生的终结,每个人都不能逃避。一个人只有一条命。

代表,象征着人类不可摧毁的精神力量。

1961年7月2日,海明威用枪结柬了自己的生命。在死亡四、死亡主题

前夕。海明威拼尽了全身的力气,与生活的坎坷战斗。用自己“死亡是精神活动的末端和最终场所,也是虚无的最强烈的心和笔尽情地演绎死亡。在理性精神的支配下,海明威向现象和瞬间体验的心理现象,较之其他现象更直接、单纯地呈着自己坚信的方向前进,向着生命的终点前进。他的死正是现在意识中”。㈣死亡其实是对生命价值的肯定,美国评论家对他的死亡观的一个完美的解释。“自杀”成就了海明威的人贝茨(Bates)曾作过这样的结论:“实际上海明威的小说只有一生,并生动地说明了人活着是为了战斗,而死亡是为了更好个主题,那就是死亡。”[6]对死亡问题的探索贯穿海明威创作的战斗。

的始终。海明威通过小说创作,显示了他对死亡的独特见解:总之,海明威的小说表达了丰富的主题,如迷惘主题,生死亡是生命的结束。更是对生命的肯定,个体生命的价值存在态主题.以及表现勇气和男子汉精神的硬汉主题.但归根到结于生与死的拼搏中。一位研究海明威的美国评论家说:“如果底,他是在探究人,通过男人的世界来探究整个人类,探究人

不仔细研究海明威关于死亡的经常思索,不研究他关于人只类文明进程中的不可避免的问题——死亡,海明威的众多主

有在事关生死的勇敢行动中才能获得完整性的信念,难道我题都是为死亡主题服务的,迷惘主题主要是就生命的发展历们还能够理解海明威的作品吗?”c7]因此要理解海明威的作程进行的思考,硬汉主题表现的是生命过程中的选择问题,生品.必须研究他的死亡主题,同时也透过作品解析海明威的死态主题表现的是生命历程的延续,而死亡则是生命的终结,死亡观。

亡是一种战斗,是人类的终极战斗方式,死亡主题则是对生命海明威在早期写过一部以战争为题材的短篇小说《在异价值的思考。

乡》,这部小说较早地涉及了死亡主题。在战地医院里做康复锻炼的人们.由于受到伤害而产生的绝望令人刻骨铭心。出身参考文献:

名门望族.第一次上前线,不到一个小时就被打掉了鼻子的男[1]温海涤.海明威短篇小说的创作个性和艺术风格浅析孩:战前曾经是一位了不起的击剑手,而如今他的手只有婴儿[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07,(11).

的手那样小的意大利少校;曾经是足球运动员。而现在却是一[2]CheryUGloffelty&HaroldFromm,‰Ecocriticism

条腿。膝盖不能弯曲.连脚脖子也没有了的“我”,等等。这一幕Beader:.LandmarksinLiteraryEcology..11leUniversityofGeorgia幕血淋淋的画面足以让人们体会到战争带来的无奈与绝望。Press,1996。P.xviii.

小说多次描写了那位意大利少校的眼神.还写到意大利少校[3]恩格斯著.于光远等译.自然辩证法[M].北京:人民出

在与人谈话时突然发脾气的情景,可争执过后呢?“真对不版社,1984:304-305.

起。”他说,一面用那只好手拍拍我的肩膀:“我不会这样粗暴[4]董衡巽.海明威评传[M].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

了。我妻子刚去世,你务必原谅我。”他站在那儿.咬着下唇:

l钙19:56.

万方数据

家布鲁克斯将反讽定义为:“语境对一个陈述语的明显的歪曲。”(赵毅衡:376)反讽式的陈述或描写,总是包含着与直接的感知正好相反的含义。可以说.反讽是指在“文字的表面意义和真实意义之间。行动和结果之间,表象和真实之间有一种不相符合.不相协调甚至互为矛盾的现象。在所有这些情形中。一种看似荒谬的或似是而非的因素在文学作品中发挥其艺术作用”。(马可云:64)正如我们在短篇小说《善良的乡下人》中看到的那样,小说以“善良的乡下人”为标题,一开始就以一种意蕴悖立的反讽暗示了作品的主题。初看标题。我们一般都会认为小说中会描写一些诚实、纯朴和善良的乡下人。实际上,在这篇作品中,“善良的乡下人”一词的真实意义与字面意义是对立的。看完小说以后。我们难以找到谁是“善良的乡下人”。那个买圣经的年轻人表面上文质彬彬。看上去纯朴善良.事实上却是个恶棍。他那部挖空了的圣经里藏着一瓶威士忌.一付背面印着淫画的扑克牌和一盒避孕套。凭着那副善良乡下人的伪装,他耍弄了装上假腿的赫尔加,骗走了她的眼镜和假腿。还有被称为“善良的乡下人”的弗里曼太太母女,其中一个女儿十五岁就怀孕。使我们不得不怀疑她们是否是本分的乡下人。弗里曼太太除了好吵吵嚷嚷外,还爱窥探别人的隐私。明知赫尔加不愿让人叫她改过的名字,弗里曼太太故意叫,让她难受,并对她那只瘸腿特别感兴趣。每次霍普韦尔太太讲这条腿是如何被打伤时.弗里曼太太会随时随刻在听.百听不厌。他们是否已经失去了乡下人的纯朴和善良?像曼利・波因特这样的人,离善良太远,我们甚至说他太阴险恶毒。作者用这一反讽的手法深化了文章的主题。

反讽的一个重要构成要素就是两极因素的相互对比,于不着痕迹中冷静地呈现事物存在的悖逆状态。从而凸显作品的主题,形成蕴涵丰富的艺术张力。

(一)在《善良的乡下人》中,通过对立互比而产生的反讽效果首先体现在人物的姓名上。

农场主霍普韦尔太太(Mrs.Hopewell)的名字hopewell,是“希望一切都好”的意思。可事与愿违,就她个人来说。她早就和丈夫离婚,还要养活三十多岁的女儿。她希望女儿能够生活幸福,谁知女儿在一场打猎的意外事故中,腿被枪打断,二十多年来靠假肢走路。而且女儿对她粗暴无理。很多场合都不给她面子。考虑到她那条假腿的缘故。她总能原谅她这种态度。女儿还背着她通过法律手续将自己的名字“乔伊”改为最难听的“赫尔加”,就为让母亲叫着难受。

女儿乔伊(JoyHnlga)的名字joy是“幸福快乐”的意思。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她却活得非常沉重,毫无幸福可言。十岁那年腿被打断,靠假腿支撑。行动不便,依靠母亲照顾,生活可想而知。她失去了太多生活中美好的东西.三十多岁连一次舞也没跳过,或者说她始终就没有怎样正常玩乐过。虽然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她却无用武之地.尽管自己也幻想着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原因她也会离开这些乡下人。去哪个大学里向知道她在谈点什么的人讲学。在母亲的农场上,她的生活是单调乏味的,她对母亲和佃农充满着鄙视,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内心世界也是苦闷的。遇到小推销员后又被他耍弄。又给这个女博士沉重的一击。没想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被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人愚弄,这也是一奠大的讽刺。

推销员的名字(ManleyPointer)中manly有“男子汉气概”的意思。从名字看此人应该做事像男人。光明磊落,可是与事实相反,这人庸俗低贱,卑鄙下流。他到处行骗,在不同地方用不同名字。为进入霍普韦尔太太家,他表面装出善良诚实的样子;为了能留在她家吃饭,对霍普韦尔太太讲了他的“身世”。以博得别人的同情;表面上对赫尔加感兴趣,实际上是为了得到她的假腿。他竟然能去欺骗身有残疾的人,骗走她的眼镜和

假腿,使之陷入无助的境地。

(二)《善良的乡下人》中,通过对立互比而产生的反讽效果不仅仅体现在人名上。更显著地表现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并因此使人物形象更加丰富。

获得了哲学的博士学位的主人公赫尔加・霍普韦尔,三十多岁了,其穿着还像个孩子:“……穿着一条穿了六年的裙子和一件黄色运动衫,上面印着一个凸出的褪色的骑马牛仔的图案。”(《公园深处》:222)她在和小推销员约会那天还故意穿着一条宽大的裤子和一件肮脏的白衬衣。除了穿着以外,她平时对母亲也很不尊重,即使在佣人面前也不给面子,因为她瞧不起周围的人,包括母亲在内。她学习了哲学.得出的结论是世界上没有上帝.只有传统习惯和对性行为的负罪感使人们无法看透宗教的种种幻想并且享受现世的自由。赫尔加遇到《圣经》推销员曼利・波因特后,感觉他的宗教信仰比较纯真。于是想引诱他摆脱《圣经》的禁锢。但是当她爬上谷仓的厩楼上去赴她安排好的约会时.却发现曼利・波因特为了这场艳事带来了一本中间挖空的圣经.里面藏着一瓶威士忌,一付背面印着淫画的扑克牌和一盒避孕套。他还设法偷走了她的木制假肢。赫尔加说她不相信上帝.但是波因特却说自他来到世界上,他就没有信过任何东西。这一情节意味着赫尔加并不知道.在~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上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意味着那个世界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崇高自由,而是庸俗低贱、卑鄙狭隘、刻薄恶毒.到处是曼利・波因特式的人物。自恃清高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博士竟会在庸俗的没受过多少学校教育的推销员面前栽跟头.这也是一个莫大的

讽刺。

作为一个非常敏感的基督徒,奥康纳对现代社会中物欲横流。宗教精神和信仰惨遭践踏的现实有很深刻的了解和体会。她认为人一旦背离了宗教信仰就会表现出反常行为和变态心理,只有靠暴力和死亡与原先的世俗道德观念痛苦决裂后,才能获得赎罪和得救的机会。《善良的乡下人》是表现这一主题最典型的作品,在这篇作品中对立的两类人,一类是单身或寡居的女农场主霍普韦尔太太.另一类是代表与这个文明为敌的“闯入者”形象的推销员曼利・波因特,这两类人都失去了宗教信仰:霍普韦尔太太家里看不到《圣经》放哪里,对卖《圣经》的她也不感兴趣;女儿是个无神论者,根本就不相信有上帝。推销员曼利・波因特自从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相信。他们这些人因为丢失了宗教信仰,所以也失去了上帝对他们的恩惠。小说中人物的行为也有变态和异常。主人公赫尔加对周围人的态度和想引诱小推销员这一想法就证明这一点。小推销员的恶劣行径也使我们想到没有信仰的世界是可怕的,奥康纳对作品中的人物在不同程度上都予以无情的讽刺。从而深刻揭示了作品的主题。

反讽手法是弗兰纳里・奥康纳在作品中经常使用的技巧。这一技巧在人物塑造刻和揭示文章的主题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借助这一方法有利于深化对其作品的认识,理解作者的刨作意图。

参考文献:

[I]董衡巽.美国文学筒史[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r7.1.

[2]郭继德.美国文学研究(第一辑)[M].山东大学出版

社.2002.

[4][美国]弗.奥康纳著.主万等译.公园深处[M].1986.[5]秦小孟.美国女作家作品选读[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

社。1986.

[6]赵毅衡.新批评文集[M].百花文艺出版社,2001.

万方数据

33

《善良的乡下人》中反讽手法的运用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

吴秀珍

运河高等师范学校,江苏,邳州,221300考试周刊

KAOSHI ZHOUKAN2010(55)

参考文献(5条)

1.赵毅衡 新批评文集 20012.秦小孟 美国女作家作品选读 19863.弗.奥康纳;主万 公园深处 19864.郭继德 美国文学研究 20025.董衡巽 美国文学简史 2007

本文读者也读过(2条)

1. 颜婉西.YAN Wan-xi 宗教视野下的罪与罚——奥康纳《善良的乡下人》的反讽艺术[期刊论文]-平原大学学报2007,24(6)

2. 程昊.CHENG Hao 浅析《女勇士》形象的杂交性[期刊论文]-新乡教育学院学报2009,22(1)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kszk201055025.aspx

范文七:弗兰纳里_奥康纳与_善良的乡下人_ 投稿:蔡啉啊

第20卷第4期 南都学坛(哲学社会科学版) Vol.20No142000年7月 AcademicForumofNanDu(PhilosophyandSocialSciencesEdition) July. 2000

弗兰纳里#奥康纳与5善良的乡下人6

葛朝霞

(南阳理工学院,河南 南阳 473000)

当代美国南方女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FlanneryO.Connor,1925)1964)出生于佐治亚州。1945年毕业于佐治亚州女子学院,之后,获得了研究生奖学金,进入著名的依阿华大学作家培训班。1947年在依阿华州立大学取得硕士学位。她是一位勤奋的身有残疾的作家。她的作品被看成是美国南方哥特式小说的典范。她的大半生在美国南方佐治亚州度过。因此她的作品带有浓厚的南部色彩和乡土气息。她文笔超凡,富有奇特的想象力,擅长用充满悲剧性的文章描述当代美国南方生活。1950年,她完成第一部小说5WisePlood6(5慧血6,1950年),描述一位基督教牧师如何转变成一个虚无主义者,揭露了他周围基督徒的虚伪、贪婪、丑恶与冷酷。她去佐治亚度圣诞节,不幸途中发现得了不治之症)))血液病。于是,1950年12月回到家乡米利奇维尔城。以后的14年,她都跟母亲一起生活在母亲的农庄上。虽身患绝症,但仍然勤奋写作。1955年发表了5AGoodManIsHardtoFind6(5好人难寻6短篇小说集。第三部小说5TheViolentBearItAway6发表于1960年,描写的是一个流浪汉的传奇故事:一个富于幻想的年轻人想成为一个预言家。作品深刻揭露了宗教的腐败。病逝时年仅39岁,她生前被公认为美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作品集5TheCompleteStories6发表于1971年,其中以5EverythingThatRiseMustConverge6(5上升的一切必然汇合6)))1965)最受读者欢迎,1972年获全国图书奖。她的书信收在5生活习惯6(TheHabitofBeing)))1979)一集中。她的小说均以南方为背景,所描写的都是生活中非常熟悉的环境和人物,故事具有比较强的真实性,因此具有一种浓浓的南方生活气息和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她的作品的/南方性0不仅仅在于她描写的是南方社会、南方青年一代以及他们的堕落、绝望和苦恼,主要还在于她小说中特有的南方文学的传统手法,如南方人的方言口语、黑色幽默等。在美国南方文学中,哥特式手法运用很广,但各具特点,奥康纳的作品被看成是哥特式小说的典范。她与南方著名作家马克#吐温、裴吉、卡逊#麦卡纳斯、杜鲁门、卡坡特等一样因这一创作传统而受到关注。作品产生非常强烈的艺术效果,并深刻表现人物心理,揭示心灵深处的丑恶,进行道德探索,剖析道德堕落的社会和文化心理根源。她小说中的角色多为社会底层人物:心

收稿日期:2000-01-10

作者简介:葛朝霞(1963-),女,南阳市人,讲师。

理变态者、智力迟钝者、行为怪僻的人、盲人、跛子、哑巴等,让读者看到的是一个苦难而又充满血腥与暴力的社会。剖析了人的本性,暗示人们精神上的残疾比身体上的残疾更严重。她的小说描写了南方社会过去和现在,刻画了南方的暴力与病态。她对生养她的故土充满了感情,同时也充满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她看到了南方历史和现实中存在的丑恶现象及对人性的摧残和压制,她觉得有责任揭露社会生活中伴随/经济繁荣0所带来的贪婪、冷酷和道德堕落、精神危机等扭曲现象。

短篇小说5善良的乡下人6(TheGoodCountyPeople)描写几个南方/善良的乡下人0的内心世界和特征。笔下几个笨拙、可笑的小人物的荒唐表现和变态描写颇具黑色幽默。故事情节谐谑、辛酸。语言纯朴自然。作者总是以平淡的笔墨,意味深长地描写美国当今社会中的丑恶变态现象,深刻反映着美国南部的社会低调的生活。

5善良的乡下人6描写了霍普韦太太及女儿Joy以及女佣人弗里门太太一家)))弗里门太太及两个女儿Garramae和Carramae。霍普韦太太雇佣弗里门太太一家达4年之久,因此自认为她们/不是白人中那种垃圾,而是善良的乡下人0尽管弗里门太太是/世间最饶舌的人0,任何事都管,/品德没有什么不良之处,可她擅长于利用别人的缺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自己从来无须做坏事0。整篇故事情节及人物心理描写都非常自然、朴实、幽默谐谑,看似/荒诞0却充满现实主义的色彩。实际上,战后美国文学作品有一种共同的情绪:那就是对社会表明绝望而又不懈地揭露现代生活的荒唐;孤独地在虚无的社会环境中去求得生存。

奥康纳对人物描写非常细腻,用词带有浓厚的语义色彩。她开门见山地描写弗里门太太)))/一个善良的乡下女人0形象,/除了独处的时候面部不带任何表情外(neutralexpression),弗里门太太与人交往(humandealings)有一放一收两副表情(forwardandreverse)。放着步步向前,劲头十足,像重型卡车(aheavytruck)滚滚而进,目光直射,仿佛沿着故事中心的黄线,说到哪儿才转哪儿。另一幅表情她很少动用,因为她一言既出,通常不至于撤回(rctractastato-ment)。可真的要收的话,她的脸就僵了(acompletestop),几乎看不出她一双黑眼睛在动,似乎视线在退缩(bereceding),

2000年第4期 葛朝霞:弗兰纳里#奥康纳与5善良的乡下人6 # 53 #

因此,作品中奥康纳总是以平淡的笔墨,描写美国当今社会骇人听闻的丑恶面及暴行,善良的人民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到无辜的伤害。尽管那些善良的人们内心充满对上帝的爱和同情,但总是逃脱不了这些人为的劫难。但作者并非是描述了一些不幸,同时也暗含着对上帝的信仰,对/善良0的真切渴望和对社会及人生的希望。作者所处年代,美国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挫折)))大萧条。大萧条从股票市场崩溃开始,迅速笼罩全体人民,生活畸形发展,财富高度集中。罗斯福在社会各个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改革及改良措施,改善了人民生活,强大了国力。二战以后,由于美国大战初期采取的/中立0、/不干涉0政策以及美国在经济方面作为同盟国的兵工厂而获得巨额利润。财政赤字、通货膨胀等/反危机0措施刺激了经济的发展,社会比较繁荣。但这种政策内含的破坏作用日益严重,物价日益上涨,购买力下降,社会充满了不满和骚动。种族问题日益严重。特别在美国南部,黑人寻求真正存在的平等。白人则以恐怖和暴力进行报复。社会道德伦理出现严重问题。因此奥康纳立足南方,作品以一种黑色的幽默,平淡地刻画出社会上一些小人物的荒唐、变态行为,把社会中一些矛盾及丑恶现实,以形似/荒诞0的笔调加以讽刺,同时也描述了善良的人们的种种不幸和悲哀的命运,成为当时美国社会的一个缩影。但奥康纳的作品在描述人们的不幸的同时,也充满着人们对于/善良0的渴望。如同奥康纳在她另一部小说/AgoodmanishardtoFind0中对一恶名远扬的/逃犯0和一位/善良的老祖母0描写一样。虽然老祖母费尽心机,以一颗善良之心要求逃犯去自首。但终究难以说动逃犯之罪恶心肠,杀了老祖母善良的一家人以灭口。残酷的暴行对善良人的残害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奥康纳的作品并无说教式的议论和描述,作品却有一股撼人的力量,她始终在召唤平安、善良和关爱。

19世纪德国著名文学评论家弗朗茨#梅林说过:/如果艺术不是现实世界的一个缩影,只是一再地描述不幸而不同时去描述从不幸中萌发出来的希望,那将是片面的,在艺术上说是不真实的。0这位年轻的女作家正是用一种现实主义的技巧形象生动地刻画外部世界的事物,身获绝症却能幽默地刻画出一些荒唐的小人物,而幽默谐谑的故事情节又渲染了一种心酸的氛围。她的作品的这种引人入胜的魅力,在于作品毫无保留的和不加粉饰的真实之中:塑造的艺术形象一个个栩栩如生。尽管这些形象笨拙可笑、腐化变态、寡廉鲜耻、俗不可耐,但滋生他们的土壤却是龌龊的社会现实。

她的作品中似乎总有这样一个声音:/让这个世界变得高尚起来吧。0

[参 考 文 献]

留心观察的人会发觉她虽然稳站在那儿,象一垛满装谷物的麻袋(severalgrainsacksthrownontopofeachother),可是灵魂已经出窍了。0

这里作者使用几个富有特定语言色彩的词来表现这个女人的性格特征及内心活动,以平淡的笔调幽默刻画出/善良的乡下女人0形象。如/neutralexpression0此处指无甚表情。

/humandealings0指与人交往,刻画她的为人方式。/forwardandreverse0提一放一收两付表情,圆滑世故的对待人。一个可笑的小人物形象跃然纸上。

/aheavytruck0指重型卡车,此处的贬义语言色彩的运用喻指这位唠唠叨叨的爱管闲事的、饶舌的妇人,面部表情笨拙、滑稽可笑。/放0的表情力度大势不可挡。

/acompletestop0指脸部表情停滞,僵硬,无动于衷,对周围事情的批判(除个人感觉外),熟视无睹。

/severalgrainsacksthrownontopofeachother0指垛满装谷物的麻袋)))语言贬义色彩较浓,这种语言词汇的选择,非常贴切地表达了作者本身的态度,以一种黑色的幽默刻画了这个小人物的荒唐及可笑。

同时,作者通过人物本身的语言特点来衬托人物的个性特征。使作品人物个性更为鲜活。特别是用来描述底层人民包括黑人生活,既幽默又生动。

比如:作品中那虚伪变态的卖圣经的年轻人为了获取信任,达到罪恶的目的,装出一副可怜巴巴,而又贫困、不幸、单纯的模样。作者只是用淡淡的笔墨通过/他0的话逐渐让读者看到其丑恶的灵魂。作者通过一些/乡下人0常用的不规范的语言刻画了这个荒唐变态的形象。他初到霍普韦太太家推销圣经,装出一副单纯的样子,假装糊涂:/我以为你是-柏庐.太太呢。0

原句:/IthoughtyouwasMrsCedars0=/IthoughtyouwereMrsCedars10

/你说的有理0。原句:/Yousaidamouthful10

这是美国俚语。作者使用这种表达,更形象地表明这位推销圣经的骗子的内心活动。

一战以后,随着南方文艺复兴的到来,南方文学中的现实主义得到了发展。南方作家们脱离了美化南方的传统,开始揭露这片土地上丑恶的现象,以威廉#福克纳为代表的典型南方作家,成为南方文艺复兴时期最著名的作家。他们使/南方有史以来第一次产生了,,反叛文学0(EllenGlasgow,1943),因此奥康纳也是一个现实主义作家,而她的现实主义来源于美国南部佐治亚州的真实生活,南方生活气息浓郁,作品大多根植于南方,描写的人物、事件与南方的历史变得密切联系。

[1]史志康1美国文学背景概况[M]1上海外语出版社,19981

[2]肖明翰1威廉#福克纳研究[M]1外语教学研究出版社,19971

[3]马库斯#坎利夫(方杰译)1美国的文学[M]119851[4]当代美国短篇小说[C]1黄锦祥选注,黄海欧译1善良的乡下人[M]1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41

范文八:_善良的乡下人_中的_南方情结_探析 投稿:林慓慔

 第24卷第4期 2009年8月宿州学院学报JournalofSuzhouUniversityVol.24,No.4Aug.2009

doi:10.3969/j.issn.1673-2006.2009.04.020

《善良的乡下人》中的“南方情结”探析

赵 峰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外语系,安徽合肥 230601)

摘要:作为美国南方的重要作家,弗兰纳里·奥康纳的文学创作自然离不开美国南方这个大背景,本文通过对其短篇小说《善良的乡下人》的分析来揭示其“南方情结”。

关键词:奥康纳;《善良的乡下人》;南方情结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006(2009)04-0061-03

1 引言

美国南方有着独特的历史经验和文化传统,是美国最有特色、最丰富多彩的地区,这里的人民说着极重的南方口音,珍视他们的文化传统、观念和历史。南北战争失败后,罪恶感、挫败感、经济落后、道德沦丧成为南方生活中的阴影,而对过去的怀念,对南方的憧憬,对南方这片土地的眷恋,使南方的知识分子总是处于爱与恨、回忆与梦想、骄傲与恐惧、执着与怀疑的冲击之中。在群星闪耀的南方作家之中,弗兰纳里・奥康纳无疑是有代表性的。她出生在美国南方佐治亚洲的萨汶纳镇,这里独特的历史经验、文化传统、南方生活和文化习俗对奥康纳都有很大的影响,其作品透露出浓厚的南方性。

她的大半生在美国南方佐治亚州度过,因此作品带有浓厚的南部色彩和乡土气息。她的小说均以南方为背景,所描写的都是生活中非常熟悉的环境和人物,故事具有比较强的真实性,因此具有一种浓浓的南方生活气息和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她的作品也被看成是美国哥特文学的典范。她的作品的“南方性”不仅仅在于她描写的是南方社会、南方青年一代以及他们的堕落、绝望和苦恼,主要还在于她小说中特有的南方文学的传统手法和传统文化,如基督教文化、怪诞风格、南方人的方言口语、黑色幽默等。下面通过对奥康纳的短篇小说《善良的乡下人》的分析来揭示奥康纳的美国“南方情结”。

济迅速发展的阶段,再也不是福克纳笔下的旧南方了。在她眼里,南方是个病态的南方,二战以后,一切

的信念全都在动摇,一切正统的价值观让位于形形色色的社会危机,整个南方弥漫着怀疑、绝望、愤怒和恐惧的气息,在这种大的背景下、在这种氛围里成长的南方人不约而同地显示出各种各样的病态。因此,奥康纳的作品一改南方文学中多愁善感和苍凉的笔调,也不像福克纳那样全景画手法描写南方,更多的是辛辣的幽默和恐怖、阴冷的气氛,她还常把宗教问题,尤其是她自己的天主教教义和南方的新教思想的冲突作为剖析南方的切入点。她塑造了很多“畸人”形象,这些人都是反常的、病态的。他们有的固守着荒谬的旧传统,有的是精神上的畸形人。这些畸形人与他们所处的社会格格不入,因此用各种偏激的手段把他们对生存的不满宣泄出来。在《善良的乡下人》这个短篇小说中,奥康纳描写几个南方“善良的乡下人”的内心世界和特征。笔下几个可笑的小人物的荒唐表现和变态描写颇具黑色幽默。故事情节谐谑、辛酸,语言纯朴自然。作者总是以平淡的笔墨,意味深长地描写美国当今社会中的丑恶变态现象,深刻反映着美国南部的社会低调的生活。2.2 基督教文化

奥康纳生活的南方腹地历来被称做“圣经地带”。虽然经过几十年的历史变迁,福克纳所描写的南方人“打过败仗”的意念,已经被流逝的岁月冲淡了许多,经济的迅速发展也改变了昔日贫困的面貌,但宗教习俗和观念却依然根深蒂固,它与现代南方人的各种不满和失意的情绪交织,极易转化为一种原教旨注意的宗教狂热和偏执。奥康纳一生的经历和创作,始终没有离开这块渗透宗教意识的文化土

2 “南方情结”的体现

2.1 立足美国南方大背景

在奥康纳的思想成熟时期,南方已经进入了经

收稿日期:2008-12-15

作者简介:赵峰(1983-),安徽宿州人,硕士,助教,主要研究方向:英美文学。

壤。她“感到为了冲决历史决定达到超时间的永恒,必须表现自我(灵魂)的怪诞。她醉心于想象的暴力行为,这恐怕多半与南方‘圣经地带’人们的心理状况有关。”奥康纳出生在一个信奉天主教的家庭,她有着不同寻常的宗教体验。在她步入成年之前,最哀伤的事不过是父亲被狼疮病夺取生命,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被她化解为赎罪、解脱、拯救等宗教安慰。作为一个天主教徒,奥康纳曾明确宣称:“我从基督教的正统观念来看待一切,这就是意味着对我来说,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我们通过耶稣基督以达到救

[2]

赎和我在这个世界所看到的与之相关的一切。”她

[1]

惊,由此体会到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普遍邪恶。

2.3 怪诞风格

奥康纳立足南方,作品以一种黑色的幽默,平淡地刻画出社会上一些小人物的荒唐、变态行为,把社会中一些矛盾及丑恶现实,以形似“荒诞”的笔调加以讽刺,同时也描述了善良的人们的种种不幸和悲哀的命运,成为当时美国社会的一个缩影。但奥康纳的作品在描述人们的不幸的同时,也充满着人们对于“善良”的渴望。

人们在阅读弗兰纳里・奥康纳等南方作家的作品时,产生的一个突出印象就是“怪”。“这种怪体现了南方小说中大量出现的所谓哥特式描写:即阴森森的背景,神秘的现象,杀人放火等恐怖事件,这种或那种形式的暴力行为等。不过,这种怪主要表现在作品中塑造了一系列病态、畸形的人物。”这些早己为读者和评论家所注意。但是,这些古已有之的东西到了奥康纳手中确实有了翻新之处:“她把这些怪诞人物、怪诞事件作为揭示主题的主人公和中心情节写进作品。把一种对社会、对人生的极端痛苦的病

[3]252

态感受带进了文学”,从而形成了自己的怪诞艺术特色。

在《善良的乡下人》中,女主人公乔伊是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她怀疑一切,厌恶一切,否定一切传统价值观念。她认为世界上到处都充满着邪恶,一切都是虚无的。她在性格上也是扭曲了的,她极力突出、强化自己外表的丑陋以强调其内心的美,以反常的行为来对抗周围的一切,以发泄对现实的不满。她自命不凡、鄙视一切,认为自己可以看透一切,甚至看透所有的人,处处显露出她内心深处的傲慢。她企图改变波因特的信仰,她的盲目自大最终使自己陷入尴尬、可怜的境地,事实上,她是一个隐藏在丑陋外表下的内心丑陋的人。最后,当那个卖《圣经》的、看上去天真善良的小伙子波依特尔博得她的好感后,成功的引诱她摘下赖以生存的假肢据为己有,最后他带着骗来的假肢扬长而去,留下她在尴尬可悲的困境中,更让她清楚了自己的信仰缺失,然后扬长而去,彻底地摧毁了乔伊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故事中的另一个主人公波因特是一个虚伪、变态的卖《圣经》的年轻人。他为了获取别人的信任,装出一副可怜、不幸、贫困、单纯、善良的模样,他通过伪装成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来掩饰其内心的丑恶,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虚无主义者,他不仅不相信宗教,而且失去了信仰,只剩下一个变态的嗜好——专门收集假腿、玻璃假眼。他总是通过破坏现存的秩序来发泄心中的空虚,而且这个一直(下转第144页)

[3]

确信她的宗教信仰是强化而不是限制了她的观察和

体验。确切来说,奥康纳是在寻求一种洞察力,这种洞察力能把宗教的超验和道德含义,对南方社会现实的某种反应以及个人孤独意识联系起来,借助幽默和怪诞来激起读者去深入发现或感受日常生活中的荒诞行为和古怪感情。因此,她的很多作品中都描绘了一个怪在其中的“正常人”的世界。

在《善良的乡下人》这部短篇小说中,奥康纳笔下的“善良的乡下人”是一个以卖《圣经》为业、自称叫波依特尔的小伙子。也许是职业的关系,他见人三分笑,憨态可鞠,显示出天真和虔诚的样子,很容易与人建立良好的理解与交流关系。一天,他来到霍普韦尔太太的农场叫卖《圣经》,一番娓娓动听的话便使精明的女庄主断定他是个诚实可靠的乡下人,破例为他提供丰盛的午餐。更幸运的是,霍普韦尔太太的女儿乔伊对他产生了好感。哈尔加自幼失去了一条腿,装上假肢后生活能基本自理,却造成心理障碍,为了弥补生理上的缺陷,她发奋读书,30多岁获得哲学博士学位。从此便自命不凡,鄙视周围人的庸俗,也瞧不起母亲的目光短浅,成了一个其貌不扬、自命清高的老处女。如今,她既被眼前这个天真的青年人所吸引,也想试试自己的诱惑力,于是应约到草棚与“善良的乡下人”幽会。她充满自信并故作姿态地对“乡下人”说:“我们都该死”,“不过我们中的某些人已经拿掉自己的眼罩,发现眼前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一种赎回。”一番宗教表白后,她便坠入情网,“乡下人”的几个亲热举动使她心意缭乱,甚至为了进一步搏得对方的爱而摘下假肢。“乡下人”却面容突变,大声告诉她:“自从我生下来后,我就没有相信过什么”,“我可以卖《圣经》,可我心中有数,我又不是昨天才从娘胎生下来的,我知道该干什么!”他把假肢塞进自己的箱子里,扬长而去。《善良的乡下人》以略带调侃的笔调,写了这一则看似撷取日常生活的故事,但仔细读来,其间人物孤僻的心理、虚伪的言行、作践生理残疾和痛苦的残忍,令人感到震

学中融入品德教育的内容,不仅使学生明白科学原理的来龙去脉,而且加深学生对价值观、人生观的思考。如在《货币银行学》课程教学过程中,结合货币的产生、发展、定义,让学生讨论“金钱是万能的吗?”通过学习,学生知道货币产生于商品交换之中,货币的形态经历了实物、金属、纸质、电子货币的演变。不管是何种形态的货币,它的基本职能都是交换的媒介。因此,大部分学生认为金钱不是万能的,有很多东西像健康、爱情、亲情,用金钱是买不来的。也有学生认为没有钱,爱情、健康就没有经济的保障。争论的结果是:我们要建立正确、健康的金钱观,学会挣钱,学会花钱,要做金钱的主人,而不能拜倒在金钱的脚下。笔者认为这样的讨论对学生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有正面的积极引导作用。

2.5 提高专业教师自身修养,加强师资队伍的建设

教师队伍的素质直接影响着教学的质量,每位(上接第62页)伪装成虔诚的基督徒的年轻人拿出来的圣经竟然是空心的,里面放着的是亵渎的淫秽的纸牌和酒。奥康纳形象地描述了这位推销圣经的骗子的内心活动,并通过他的话语让读者逐渐看到其丑恶的面目和灵魂。2.4 南方方言的运用

像马克・吐温、福克纳等其他一些美国南方作家一样,奥康纳的美国“南方情结”还体现在其作品中南方方言的运用。南方方言的使用不仅使作品中的人物变得活灵活现,而且让读者深深地感受到浓厚的南方氛围。在《善良的乡下人》这部短篇小说中,作者就使用了许多方言口语,例如,在描写弗里门太太从不认错的性格特征时就运用了南方方言:“Iwouldn'tofsaiditwasandIwouldn'tofsaiditwasn't.”(“我不会说过是这样,也不会说过不是这样。”)为了体现弗里门太太好打听事的性格特征,当霍普韦尔太太说弗里门太太是“当家人后面的当家人”时,这位无事不管的太太说“It'ssomethatare(“有些人是比别人敏捷一quickerthanothers.”

教师的言谈举止、思想情操乃至风度气质无不潜移

默化地影响着学生。很难想象一个自身素质不高的教师能培养出高素质的学生。因此,加强高校教师队伍建设,培养和提高教师的素质,调动教师的工作积极性,把教书和育人真正结合起来,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参考文献:

[1]曾康霖.金融人才培养及金融教学研究意义[M].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10.

[2]黄达,王广谦,裴平,等.21世纪中国金融学教学改革与

发展战略.财贸经济,2001,(11):5-13.

[3]课题组.21世纪中国金融学专业教育教学改革与发展战略研究[J].中国大学教学,2005,(2):7-8,18.

[4]吴治成,曹艺.素质教育在金融专业教学改革中的应用

[J].哈尔滨金融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2):58-60.

些。”)

3 结语

通过对《善良的乡下人》这部小说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奥康纳的这部作品立足于当时南方怀疑、绝望、愤怒和恐惧的大的背景和氛围,继承了被称为“圣经地带”的南方基督教文化传统,塑造了一些性格“怪诞”的畸形人,并运用了南方方言以增强人物性格的鲜明特征。总之,《善良的乡下人》这部短篇小说很好地揭示和体现了奥康纳的“南方情节”。

参考文献:

[1]丹尼尔・霍夫曼.美国当代文学(上册)[M].北京:中国

文联出版公司,1984:246.[2]ArthurVoss.

TheAmericanShortStory[M].

Oklahoma:UniversityofOklahomaPress,1973:34.[3]黄梅.怪诞——美国现代南方小说的一个重要特征[A].外国文学研究集刊(第五缉)[C].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249;252.

AnalysisonSouthernComplexinGoodCountryMan

ZHAOFeng

(ForeignLanguageDepartment,AnhuiInstituteofArchitectureandIndustry,HefeiAnhui,230601,China)

Abstract:AsanimportantAmericanSouthernwriter,FlanneryO'Connor'sworkscannotdepartfromtheSouthernbackground.Thispapertriestoanalyzeher“SouthernComplex”throughhershortstoryGoodCountryMan.KeyWords:O'Connor;GoodCountryMan;SouthernComplex

范文九:从_善良的乡下人_看美国南方精神信仰的丧失 投稿:陶晈晉

从《善良的乡下人》看美国南方精神信仰的丧失

⊙王

颖[大连海事大学外国语学院,辽宁

大连

116023]

要:奥康纳在《善良的乡下人》中,以看似荒诞的内容,反映了激烈变动中的美国南方社会中人们的精神痛苦,表

精神畸形

反讽法

寓意了整个世界在精神信仰沦丧后的虚伪及荒谬。现了宗教信仰堕落后的现实社会。文章中反讽法的运用,关键词:荒诞

一、荒诞的现实

奥康纳是现实主义小说家吗?有的批评家认为她的故事情节过分夸张,以至于有时流于荒诞离奇,也有人称·毕肖普则认为不尽然,她在奥康纳病逝时写她的小说是恐怖小说或哥特式小说。但当代著名美国诗人伊丽莎白

道:“我确信奥康纳为数不多的作品将会在美国文学中永远流传下去。这些小说,体裁可能窄了些,却文笔清晰有

力,人物栩栩如生,充满诗意的描述、词句和奇特的见解,十几部诗集都不一定能表达出这种真正的诗意。”毕肖

普的评论较为客观。的确,奥康纳的作品乍看荒诞,实则并未脱离现实,它以一种特殊的曲折影射的方式反映了激烈变动中的美国南方社会中人们的精神痛苦,像剥橘子一样剥开世界圆满溜光的表层,展开成一片梦魇似的怪诞

②形象,露出畸形的内层。“在追寻心灵探索、精神寄托和情感安慰的同时,伴随着孤独焦虑绝望的情绪。”

在《善良的乡下人》中,作者以一种使人意外的轻松笔调和含蓄幽默的语言风格叙述了一个荒谬怪诞的故事:女农庄主霍普韦尔太太的女儿赫尔加自幼因事故致残,有一条假腿,后成为女哲学博士,自命不凡,却被一个兜售《圣经》的表亲所诱骗,失去假腿,陷入困境。乍看之下,作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是其异乎寻常的情节和其中不动声色的暴力,像一部恐怖小说或哥特式小说。读过之后,伏案细思,却能发现其中的启示录式的宗教沦丧的意味。

与宗教存在着直接联系的是那个兜售《圣经》的青年———曼利·庞因特(Point)。《圣经》,历来被尊为宗教的经典,是指引人们走出迷惘的明灯,那么,文章中的那个手执《圣经》明灯的指路人———兜售《圣经》的青年人又是一心里明明白白却要掩盖副什么形象呢?衣着寒酸,滑稽俗气,毫无指路人应有的神圣与庄严。再看他的言谈举止:

③住,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可见这个“善良的乡下人”内心并不像他故意表演出来的那么虔诚单纯。他的虔诚单

他也耍弄了同样的纯,不过是为了迎合女农庄主霍普韦尔太太,为了骗取一顿白食而采用的手段罢了。对赫尔加,手段。他带着公然的好奇,带着迷恋凝望着她,像个孩子望着动物园里新来的新奇动物一样。他呼吸的样子,就好像是跑了很长的路来找她似的。④

曼利·庞因特不但做出一副滑稽的一见钟情的样子,也毫不吝惜他的甜言蜜语:我看见你有一条木腿,你可真勇敢。你可真是个甜心。⑤

及至诱骗到赫尔加的假腿后,他又露出了残忍无情的本来面目:

他转过身来,用一副不再有任何仰慕之情的神情看着她:“我有许多有趣的玩意”,他说,“有一次我用这种方你别想找到我,因为庞因特不是我的真名。每到一家我都用一个不同的名字,在哪法得到了一个女的的玻璃眼珠。

⑥儿待的时间都不长……从我生下来我就什么也不信!”

原来他根本不是一个“善良的乡下人”,更非“指路人”,而是一个精神畸形的骗子,同撒旦一样,是理性与善行的践踏者。

二、畸形的精神

·庞因特精神畸形的根源及其反常行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听听这个冒充“指路人”的自我表白那么,曼利吧:从我生下来我就什么也不信!兜售者的精神畸形,在于其对于美国社会传统精神信仰的背弃,更在于同其他人相比,他意识到了自己精神依托的丧失。他是上帝意旨的贩卖者,自己本身却根本不相信自己贩卖的东西;他时时而这种苦痛与矛盾又导致了他对世要做出虔诚的样子,内心却蔑视着这种虔诚。精神上的矛盾折磨着他的心灵,俗世界的疯狂报复,以奇特古怪的收藏爱好作为其索求精神满足的一种手段。但由于他在美国社会始终无法找到真正可以获得拯救的信仰,其精神索求最后沦入暴力的怪圈,他也成为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畸形人。在这里,奥康纳以庞因特作为精神丧失者的代表,不露声色地点明了美国剧烈变化的社会环境下人们精神信仰丧失的恶果。

/名作欣赏MASTERPIECESREVIEW/小说纵横

73

/如果说曼利·庞因特的畸形表现在精神上,隐藏在心灵中,那么文中女哲学家博士赫尔加的精神畸形则以残缺一条腿这一外在表现形式表现出来。腿的残缺颇具象征意义:腿的残缺使赫尔加追求精神生活以达到一种新的与外界平衡的关系。同时,腿的残缺也使赫尔加与外界隔绝,从而使其精神追求受到局限。赫尔加的精神残缺也与周围环境有关:周围人的庸俗、无聊与愚蠢促使其眼界向外,渴求精神生活,与此同时,周围狭小的市侩圈子及缺乏信仰的环境也决定了其将精神追求同虚无主义等同起来这一结局。赫尔加的这一颓废思想,是通过一段她在书上划了线的一段话表现出来的:

另一方面,科学不得不重新宣称它的冷静和严肃,声明它仅仅同客观事实有关。虚无———除了恐怖和幻想之外,对科学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科学是正确的,那么有一件事是明确的。科学不想了解任何有关虚无这就是对待虚无的一种严格的科学态度。我们了的事。

解这一点:我们不想对虚无有任何的了解。⑦

也许,她自己的表白更为直露:

“Idon’tevenbelieveinGod.”(我甚至不再相信上

帝)

.这不是真的。《圣经》在阁楼的某个地方)somewhere(

上帝的教义居然被束之高阁,这几句描写的象征意味很明显:在现代文明社会中,信仰已经被抛弃,如尼采所说:上帝死了。

三、反讽法的运用

在阐述人们精神沦丧和精神冲突的过程中,奥康纳使用了南方作家擅长的反讽法。几个人物的名字便是明显的例子。

霍普韦尔太太的名字Hopewell包含“希望”和“好”的意思,但实际上她本人并没有给他人带来希望,她所接触的一切也毫无希望可言。

赫尔加,原名Joy,是快乐的意思。但一个有一条假腿,未曾体会过生活乐趣,又得不到应有的关爱的女孩又如何能快乐呢?名字与事实间存在的反讽让人感到既滑稽又悲惨。Hulgar,她后来的名字,无论发音还是意义都毫无美感可言,居然被她自己视为最具创造力的一项胜利,女博士的自命不凡在反讽中表现了出来。

弗瑞曼(Freeman)太太的名字的含义是自由人,她在现实生活中却是个被雇佣者。

曼利·庞因特(Point)名字的含义是勇敢的指路人,实际上他却是个把人引向歧路的骗子。

反讽法在名字上的运用,让人感到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荒诞的、滑稽的。从这一点来看,整个小说更像一部寓言:以名字的自相矛盾寓意整个世界在精神信仰沦丧后的虚伪及荒谬。

而在小说的深层次上,尚存在着更有力的反讽:一个深沉的哲理性主题,却套在违背常情的怪诞情节躯细读之,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方法比壳里……细思之,

直来直去更让读者深思。《善良的乡下人》运用反讽法生动而逼真地描写了美国南方信仰沦落后的现实社会,是一篇含义丰富,描写生动的佳作。

“I’moneofthosepeoplewhoseethroughto

⑨nothing.”(我是那些看透了虚无的人中的一个)

一方面,赫尔加认识到了周围环境中精神和信仰惨遭践踏后所导致的虚空;另一方面,赫尔加在对虚空的认识和否认也同时导致了自己精神上的虚空。可以说,赫尔加已经认识到了社会的黑暗、人们精神的空虚,但她无力也没有勇气与世俗世界决裂,只能带着精神与身体的双重畸形,陷入盲目依赖理性而产生的悲惨结局。

那么,极力褒扬“善良的乡下人”的女农场主霍普韦尔太太是否是宗教的信仰者呢?她整天津津乐道于自己的财产和德行。她貌似宽容,张口“没什么是完美的”,闭口“那就是生活”,或者“其他人也有他们的意见”。实际上她的这种宽容是建立在意识到自己的优越感这一基础上的。这一点在她同弗瑞曼太太的关系上得以体现。弗瑞曼太太是个典型的市侩妇女,到处管居然被霍普韦尔闲事,窥探别人的隐私。这样一个人,太太“宽容”地认为是“善良的乡下人”,原因只在于她可以为霍普韦尔太太所利用。霍普韦尔太太的价值观由此可见一斑,她的“宽容”已偏离了基督教的教义和价值观念,不过是实用主义的一种体现罢了。另一个细节也可反映出霍普韦尔太太并非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当曼利·庞因特向她推销《圣经》时,她说:“IkeepmyBibleintheparlor”(我的《圣经》放在客厅),实际情况是:Thiswasnotthetruth.Itwasintheattic

①李明滨主编:《世界文学简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370页。

[M]见秦小梦主编《当代美国文学》,上

②③④⑤⑥⑦⑧⑨

海译文出版社1993年版,第445页,第453页,第454页,第464页,第444页,第456页,第458页,第460页。

作编

者:王颖,博士研究生,大连海事大学外国语学院英

E-mail:lvxiaodong8181@163.com

语系。辑:吕晓东

/名作欣赏MASTERPIECESREVIEW/小说纵横

74

范文十:厄勒克特拉的复仇_论_善良的乡下人_中的畸人形象 投稿:韦挕挖

第26卷第5期2012年10月

北京教育学院学报

JOURNALOFBEIJINGINSTTTUTEOFEDUCATION

Vol.26No.5Oct.2012

厄勒克特拉的复仇

———论《善良的乡下人》中的畸人形象*

邵珊**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国语学院,南京210016)

摘要:本文从原型角度来透视弗兰纳里·奥康纳的《善良的乡下人》中的畸人形象。作者在塑

造畸人形象时使用了移位和魔幻变调的手法,将希腊神话厄勒克特拉为父复仇的故事融入了作品中。现代版本的复仇记以这种浓缩的畸形怪异来刺激被工业文明物化世界弄得感官麻木的人们,以探寻人性究竟如何能在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焕发出光辉。关键词:畸人;《善良的乡下人》;移位;神话;奥康纳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I712.74A1008-228X(2012)05-0039-04

佛兰纳里·奥康纳(1925-1964)是公认的20世纪“继福克纳以来美国最伟大的小说家”[1],她在短暂的写作生涯中创作出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其中的人物经常以怪诞、“不合时宜”的形象来挑战读者的审美体验,学术界将此类人物定义为畸人。相对于长篇来说,奥康纳短篇小说更得到国内外学界的青睐。有学者以宏观的视角来透视、分析、梳理反复出现的畸人形象并探究畸人产生的根源,也有学者从奥康纳短篇中弥漫的宗教意识来挖掘作者的创作观,透视美国社会的病态、异常,还有学者从女性主义角度来解读奥康纳笔下的畸人形象,其中《善良的乡下人》是被学者们反复提及的小说之一。

《善良的乡下人》中人物的畸形、残缺可划为两类:身体上先天或后天的残缺,心理上扭曲异化所造成的性格上的畸变,亦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善良的乡下人》是奥康纳最为学界所热衷的短篇小说之一,其中的主要人物老处女赫尔加拖着一条假腿,性情古怪,母亲赫普威尔太太含辛茹苦只身将她抚养长大,她却处处以和母亲作对为荣,而“闯入者”[2]波音特作为推销圣经的人,表面上忠厚老实、虔诚笃信基督教诲,却在圣经

里藏着酒、脏兮兮的扑克和避孕套,而且还有收集装在他人身上义肢的古怪癖好,这两人都是典型的奥氏畸人形象。

《善良的乡下人》中畸人形象的成功,一方面源于奥康纳对二战后“垮掉的一代”身心受损的现实状态的生动描绘,另一方面也是她对希腊神话结构的准确把握和运用。奥康纳的创新之处就在于把经典的元素和现实的元素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因而产生了高于这两者本身的作品。整个故事在结构和人物设置上借鉴了厄勒克特拉情结(ElectraComplex),即恋父情结的传说,且核心人物赫尔加畸变的根源就是厄勒克特拉情结。奥康纳这个短篇既从希腊神话中汲取了灵感又有其独到的新意,她笔下的人物绝非对原型的机械模仿,而是经过精心的“移位”:神话原型中的厄勒克特拉善良勇敢,机敏正义,而奥康纳笔下的赫尔加却刁蛮尖刻、傲慢自大,不近人情;原型俄瑞斯忒斯(Orestes)精明机敏、忠诚仁孝,波音特却狡诈奸猾、阴险变态;原型克吕泰涅斯特

(Klytemnestra)淫荡无耻、残忍而善谋略,体现为

两个变形———母亲赫普威尔太太和佃农妻子弗里曼太太,前者坚贞善良,后者诡异偏执。正如著

*收稿日期:2012-09-25

基金项目: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青年科创基金资助项目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NR2010037。邵珊(1980-),女,陕西西安市人,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作者简介:

39

北京教育学院学报

名文学理论家弗莱所说:“移位可谓是在现实主义小说中成功应用神话结构所必须的技巧。”[3]136

厄勒克特拉在众多的希腊神话女神、女性当中,属于比较少见的不以美貌,而以人格魅力见长的女子。她在父母之间情感偏向出于正义感。对父亲的爱更来自对作为民族英雄的父亲的崇拜和理解,她深知一个民族英雄有时不得不为迈肯尼这个“大家”而牺牲自己的“小家”,为整个希腊军队的安全而用自己的亲生女儿做祭祀。同时她对母亲的仇恨源于其对父亲的背叛和残害。

赫尔加是经过了移位的厄勒克特拉,是原型的类比物。她仇视母亲、处处与之作对:她带着假肢、“原本可以正常走路,却一定要弄出可怕的噪音”[5]275,来让赫普威尔太太心烦;她拼命念书是为了让母亲难堪,因为赫普威尔太太“可以告诉别人‘我女儿是个护士,或是个老师,甚至可以是个化学家’,但无法说‘她是个哲学家’”[5]276;她甚至曾经冲着母亲大喊“女人!你反省过么,你何曾审视过自己的心灵并洞察到一个未知的自己?”

[5]276

一、神话和神话手法在作品中的体现

厄勒克特拉的传说在浩繁的希腊神话体系当中犹如沧海一粟,凝练、简洁的特点见溶于短篇小说的篇幅和人物设置。《善良的乡下人》中出场的四位角色与神话中的人物彼此对照,以凝练的语言和深具表现力的事件演绎了一部现代版的复仇记。

厄勒克特拉是特洛伊战争的胜利方———希腊城邦迈肯尼的国王阿伽门农的女儿,她的母亲克吕泰涅斯特勾结情夫在丈夫凯旋归来的庆功宴会上将其残忍杀害,聪明的厄勒克特拉趁乱将年幼的弟弟俄瑞斯忒斯送往安全的地方由远亲抚养,俄瑞斯忒斯在临别前郑重宣誓有朝一日一定要为父亲报仇雪恨。厄勒克特拉怀着对母亲及其情人的刻骨仇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然而等到的却是远亲派来使者传递的弟弟死亡的噩耗,厄勒克特拉绝望之下不顾一切只身去报仇,传递噩耗的使者按捺不住揭穿了自己的身份,原来他就是长大成人的俄瑞斯忒斯,姐弟相认。俄瑞斯忒斯亲手杀死了母亲和他的情人,但他受不了弑母的心灵折磨,变得疯疯癫癫,开始四处流浪。

赫尔加、波音特、赫普威尔太太、弗里曼太太都是移位了的神话人物的类比物。“移位的核心原则是神话中所包含的,哪怕是隐喻性的东西,都必须以比喻的方式:如类比物、特定的联想、偶然伴随的形象等等”[3]136来表现在文学作品中。奥康纳笔下的移位是一种将原本美好的人物丑恶化或将原本邪恶的人物分离,并以特定联想和偶然伴随的形象代替的手法,这种手法更确切地说是“魔幻变调”[4]。所谓魔幻变调是指“对神话原型的较为固定的形象联想的颠覆”[3]156。犹如千年前的古人穿越了时空的界限,在二战后的美国这个成就了物质繁荣的神话和以上帝选民自居的国家中,深受贫困、混乱、种族问题、信仰危机、工业化等问题困扰的南部地区粉墨登场,演绎着人性与现代性的激烈碰撞。

。她将母亲为她取的名字改为赫尔加。她之所

以费尽心机想出这么个名字只因为这个名字“很难听、而且特别适合她……总能令她想到伏尔甘

(Vulcan罗马神话的火与冶炼之神)”[5]275,“伏尔

甘是宙斯与赫拉的儿子,非常丑陋,因介入父母争吵而致瘸”(Schwab,2000:134)。相应地,作为畸人的赫尔加残缺了一条腿,文中语焉不详地交代了她“在一次打猎的时候意外的被枪射中了腿”[5]274。这条缺失的腿正是通过移位的手法而产生的、缺失的父爱的类比物。对于赫尔加的父亲,文中唯一的描述是“赫普威尔太太很早就离了婚”[5]274,这种悬置、仓促感对应着在致残这件事上赫尔加的被动和无奈。在这两件事上她都被剥夺了话语权,被迫承受着其所造成的伤害。所以,在赫尔加内心深处,断腿并不真是子弹的过错,而是母亲离了婚,而造成的父亲不在场。而缺失的父爱和伤残的身体所产生的负面感情,必将、也只能以母亲为对象来宣泄。

同时,赫尔加又是魔幻变调了的厄勒克特拉,原型人物妖魔化后、正义感被彻底颠覆。这种颠覆体现在赫尔加与波音特的关系上。神话中厄勒克特拉和弟弟俄瑞斯忒斯是一对亲密的姐弟,姐姐在危机的时刻保护了弟弟,弟弟多年后信守诺言和姐姐携手报了杀父之仇。这种模式经过了魔幻变调的手法后,赫尔加不再是原型的那个勇敢、正义的姐姐,波音特只是她想先勾引、试验一下自己的魅力,然后再狠狠甩掉的试验品:“她

二、畸人与神话人物的对应

1.厄勒克特拉(Electra)→赫尔加40

邵珊:厄勒克特拉的复仇———论《善良的乡下人》中的畸人形象

(赫尔加)很容易就能够搭上他(波音特),当然,她要考虑到他的伤心。真正的天才甚至可以教会蠢人些道理。她想象着是自己让他伤心欲绝,然后以此来给他好好上一课,让他知道什么叫生活”[5]284。两人的关系是以恶意欺骗开始,以玩弄和被玩弄收场,波音特不仅没能弥补赫尔加缺失的父爱,反而被骗走了她的假肢,以更残忍的方式,凸显赫尔加的畸形。

人的毅力和谋略,随后统治了迈肯尼数年,直到儿子出现。作为妻子,她是放荡而冷酷的,但作为母亲,她却并无过失,她对子女的爱从未间断,所以尽管厄勒克特拉一再顶撞她甚至仇恨她,却在迈肯尼皇宫里安然无恙地生活,而且在儿子死亡的消息传来时,“本来,她(克吕泰涅斯特)应该为可怕的儿子的死感到高兴。可是,母亲的血液又在周身奔腾流动起来,她在心中泛起一股难忍的悲痛”[6]526。所以克吕泰涅斯特是一个爱恨分明,却又复杂多面、善恶杂糅的原型。

克吕泰涅斯特在奥康纳笔下经历了最剧烈的移位,原型杂糅的爱恨善恶被一分为二、具体化为正面的赫普威尔太太———一个贤良、能干的单亲母亲和负面的弗里曼太太———一个古怪偏执、控制欲极强的佣人。这种极善和极恶的提炼离析给了小说更丰富的层次感,给了角色更加宽敞的表现空间。赫普威尔太太与克吕泰涅斯特相仿,丈夫是主动被她们驱逐出生活的角色,她是极善的化身,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扶养女儿,只有孩子是心之所系。尽管女儿处处与她作对,她却秉持“这就是生活”[5]273的信念,时刻包容女儿的一切怪癖。而弗里曼太太恰如赫普威尔太太负面情感的具体化,把这个单一的正面形象的所不能形于外的东西外化。她的强硬、古怪偏执与赫普威尔太太的隐忍、坚强形成鲜明的对比。因而当赫普威尔太太想了解、关心女儿却无法接近的时候,弗里曼太太却可以直接窥视、刺探。赫普威尔太太厌恶“赫尔加”这个名字并拒绝使用,弗里曼太太却对这个名字有着特殊的狂热:“当她与赫尔加碰巧独处的时候,她会说些什么并故意在最后加上它(这个名字)……赫尔加会皱着眉,脸气得通红,就好像有人侵犯了她的隐私。”[5]275赫普威尔太太希望女儿乐观、有亲和力,总能看到她潜在的优点“如果她(赫尔加)能稍微收拾一下自己,绝不会像现在这么难看。她的脸一点不丑,只是表情太阴郁。赫普威尔太太认为如果能乐观些的话,丑人也能变漂亮。”[5]275而弗里曼太太对赫尔加的兴趣来自于她的残腿:“弗里曼太太对于别人的隐疾、畸形和虐待儿童这类事有着特殊的兴趣……能一遍遍地听(赫普威尔太太讲述赫尔加残腿的经过),似乎这一切都是刚发生的一样。”[5]275无论对待名字的态度也好,还是对赫尔加的看法也好,赫普威尔太太总是出于美化、保护赫尔加的角度,而弗里曼太太则尖锐、苛

2.俄瑞斯忒斯(Orestes)→波音特

波音特也是一个被魔幻变调手法妖魔化了的俄瑞斯忒斯,在工业文明下被再造的俄瑞斯忒斯是一个四处流浪、衣着寒碜、贩卖圣经的推销员。他异常狡猾,扮出一副可怜相博取赫普威尔太太的同情,一旦看出推销无果,立即转而混一顿饭吃。他残忍而冷酷,喜欢以残疾女性为目标,收集她们所佩戴的义肢。他费尽心机、甜言蜜语地博取赫尔加的好感“我知道你有一条假腿,我觉得你真勇敢,真是个甜蜜的可人……我就喜欢戴眼镜的姑娘”[5]284,实则为了掩饰自己对赫尔加所戴的木假腿的强烈兴趣,就连他与赫尔加在谷仓里亲热的时候,念念不忘的依然是那条木腿,在把假腿骗到手以后,他还洋洋得意地炫耀“我曾经用这种方法从一个女人身上弄到了一只假眼珠”[5]291。

波音特这种变态的嗜好实则是一种冷暴力的类比物,这种冷暴力以一种不见血的方式,恶化了残疾人的生理、心理上的伤口。波音特无法通过正常途径宣泄,只有在伤害、摧残弱者的过程中才能得到满足,似乎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是强大的、无所不能的。这一点从反面折射出在现实生活中波音特的真实处境———一个卑微、渺小的个体,面对着冷酷的社会现实,只有被动地承受伤害,时刻感受着工业文明的异化,却无力回天。上帝也死了,人永远失去了被拯救的机会,再也无望将希望寄托于身后、甚至来世。宗教神话崩塌了,失去了对人的道德约束作用,人可以将自身的伤害施加于其他个体,而不受约束。所以不难理解,高大威猛的俄瑞斯忒斯在现代社会,无可避免地成为了一个个波音特。

3.克吕泰涅斯特(Klytemnestra)→赫普威尔

太太、弗里曼太太

克吕泰涅斯特是一个强悍的女性,对丈夫的仇恨来自于大女儿的死,她酝酿多年,终于杀死丈夫,为女儿报了仇,并在此过程中展现出了惊

41

北京教育学院学报

刻,直指赫尔加内心最敏感的情结。同时弗里曼太太对于赫尔加残腿的兴趣绝不同于波音特,作为原型克吕泰涅斯特的移位,她的目的是刺探并占有赫尔加内心的隐秘而不是伤害她。所以,弗里曼太太和赫普威尔太太这两个形象一明一暗,将原型克吕泰涅斯特复杂的个性解析为互相对立的两面。

形象,来刺激被工业文明物化世界弄得感官麻木的现代人,试图唤醒人们的良知,以思考在一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人究竟该如何自处,人性究竟如何能在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时刻焕发出光辉。

四、结语

《善良的乡下人》借鉴了神话中厄勒克特拉

三、文学主题和意义

无论是赫尔加、波音特,还是赫普威尔太太和弗里曼太太,都是对现代人的一种“丑化”,这些角色浓缩了现代人扭曲、压抑的精神世界和残损的肉体,上演着报复与反报复、伤害与被伤害的戏码,使《善良的乡下人》成为典型的反讽类作品。这些与神话人物谓为两级的畸人,彻底颠覆了原型人物,以表现美国南方人在战争和现代文明的压迫下,宗教信仰破灭后所经历的异变和创伤。这种颠覆正如大师弗莱所说的那样,使得“世俗和宗教认定为粗俗、猥亵、败坏、淫荡、亵渎的东西在文学作品中占有重要的地位”[3]156。

赫尔加代表了众多进步南方人士,他们摆脱了南方浓郁宗教氛围的束缚,信奉工业文明能带来自由和精神上的救赎。然而当现代文明证伪了上帝的存在后,他们发现这个无神的世界并不像现代文明所自诩的那样富裕、公正、平等,“而是庸俗低贱,卑鄙狭隘,刻薄恶毒,到处种满了波音特式”[7]36和弗里曼太太式的人物。因而在一个物质至上的世界里,赫尔加式的对人性的探索和精神救赎的诉求,只能以被愚弄、欺骗收场。

同时在美国南部,更多的是波音特和弗里曼太太式的人物。波音特是美国北方工业文明所制造出的典型现代人,是彻头彻尾的无信仰者,精神的荒原泯灭了他们对人性的诉求,这些人在物化的世界里游荡漫步、伺机而动以谋取利益,同时将自己内化的精神伤害施加于其他个体。而赫普威尔太太和弗里曼太太代表着因循守旧的老式南方白人,坚信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刻苦隐忍,在一个无神的世界里艰难维持着宗教最后的领地。他们在物化的现代社会里持有一种高度选择性的生存态度,将一切丑陋、恶俗的事物美化,只相信人性至善,并将自身的劣行压抑投射,以窥探他人的隐秘为乐。

奥康纳试图用她笔下这些畸变、古怪的人物

为父复仇的传说,以相似的人物设置和结构成功地演绎了现代版的传奇,达到了借古讽今的效果。奥康纳通过在极其接近现实生活的场景下,描写不为世俗道德规范、法理所容纳的畸人,来讽喻现实,揭露人性,在简短的篇幅内展现出现代人支离破碎的生存状态。

参考文献:

——解析奥康纳笔下[1]石云龙.荒诞畸形警醒世人—“畸人”形象[J].当代外国文学,2003(4):114-119.

[2]张建立.弗兰纳里·奥康纳其人其作[J].外国文学,1995(1):44.

[3]Frye,N.AnatomyofCriticism[M].Princeton:Prince-tonUniversityPress,2000.

[4]刘道全.论美国南方小说的救赎意识[J].当代外国

文学,2007(2):64-71.

[5]FlanneryO’Connor.TheCompleteStoriesofFlan-neryO’Connor[M].Farrar,StrausandGiroux,1971.

[6]Schwab,G.希腊古典神话[M].曹乃云,译.南京:译

林出版社,1994.

[7]Bercovitch,Sacvan.剑桥美国文学史(第七卷)[M].孙

宏,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

[8]Bosco,Mark.ConsentingtoLove:AutobiographicalRootsof

“GoodCountryPeople”

[J].SouthernReview,

2005(2):283-295.

[9]Holsen,RuthM.O’Conner’sGOODCOUNTRYPEOPLE[J].Explicator,1984(3):59.

[10]Kate,Oliver.O’Connor’sGOODCOUNTRYPEOPLE[J].Explicator,2004(4):233-236.

[11]McLeish,K.ChildrenoftheGods[M].LongmanHouse,1983.

——解析《善良的[12]王朝辉.不能回避的灵魂痛楚—

乡下人》中赫尔加的宗教意识回归[J].外国学刊,2010(6):

76-77.

——奥康纳作品的女性主义解[13]张燕.反抗与消解—

读[J].西南民族学院学报,2003(3):229-233.

(责任编辑曹青)

42

字典词典元旦的好词好句元旦的好词好句【范文精选】元旦的好词好句【专家解析】因为期待我爱上读书因为期待我爱上读书【范文精选】因为期待我爱上读书【专家解析】一句话经典一句话经典【范文精选】一句话经典【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