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法与特别法_范文大全

一般法与特别法

【范文精选】一般法与特别法

【范文大全】一般法与特别法

【专家解析】一般法与特别法

【优秀范文】一般法与特别法

范文一:特解的一般解法 投稿:侯籽籾

求解微分方程特解的常数变易法

对于微分方程:

a0 y ( n )  a1 y ( n1) 

设相应齐次方程的通解是:

 an1 y ' an y  R( x)

 cn yn ( x)

a0  0

y( x)  c1 y1 ( x)  c2 y2 ( x) 

非齐次方程的特解为:

y *( x)  c1 ( x) y1 ( x)  c2 ( x) y2 ( x) 

c1 ( x ) y1 ( x )  c2 ( x ) y2 ( x )  c1 ( x ) y1 ( x )  c2 ( x ) y2 ( x ) 

 cn ( x) yn ( x)

式中,cj(x) (j=1, 2, …, n)是待定函数,它们满足方程组:

 cn ( x ) yn ( x )  0  cn ( x ) yn ( x )  0

( n 1)  cn ( x ) yn ( x )  R( x )

( n 1) c1 ( x ) y1( n 1) ( x )  c2 ( x ) y2 ( x) 

无阻尼强迫振动微分方程的特解(=n)

运动的微分方程为:

2 u  n u  ( p0 / m)sin nt

齐次方程的通解为:

u  A cos n t  B sin nt

设非齐次方程的特解为:

u*  A(t )cos nt  B(t )sin nt

待定函数A(t)和B(t)应该满足一次微分方程组:

 A(t )cos n t  B(t )sin n t  0   n A(t )sin n t  n B(t )cos n t  ( p0 / m)sin n t

(1) (2)

 A(t )cos n t  B(t )sin n t  0   n A(t )sin n t  n B(t )cos n t  ( p0 / m)sin n t

由(1)解得:

(1) (2)

sin n t A(t )   B(t ) cos n t

上式代入式(2)得: B(t ) 

p0 sin n t cos n t mn

上式代入A’(t)得: A(t )   可解得:

p0 sin 2 n t mn

p0 2 B(t )   cos n t  C1 2 2mn p0 p0 A(t )   t sin n t cos n t  C2 2 2mn 2mn

其中C1和C2为积分常数。

B(t )   A(t )  

p0 cos2 n t  C1 2 2mn p0 p0 t sin n t cos n t  C2 2 2mn 2mn

这里只需要一个特解,因此取C1=C2=0,得:

p0 p0  A ( t )   t  sin n t cos n t 2  2mn 2mn    B(t )   p0 cos2  t n 2  2 m   n

u*  A(t )cos nt  B(t )sin nt ,得: 代入特解公式, p0 p0 p0 2 u*  (  t sin  t cos  t ) cos  t  (  cos n t )sin n t n n n 2 2 2mn 2mn 2mn p p p   0 t cos n t   0 2 n t cos n t   0 n t cos n t 2mn 2mn 2k ust   n t cos n t 2

范文二:一般解法与特殊值法之比较 投稿:蔡蓱蓲

教学 信・息 

课教育 程究 研

 

Co u sre dEu a cit on R e s ear c h

 2

0 1 3年 1  月 1  旬 刊  下

数学、 人人 数会学 的 的 目 标。 此由可 见 , 数 在 日常学 学和习  工作 非中 常重要 ,但 这种重 要 并 不 是因 为 它在 试 中站考的分 数  比重 很 大。 教 要师正 的认 确 到识 数学 重的 要 性. 让学生 获得 基  的 数 学 知本 技识能 不 断,提 高 他 的们思维 力能 、逻 辑 能 力和   解决生 活 中 实 际 题 的 问 力 ,然 能后在 这个 基础上 摈 弃传 统 的  教理念 学 ,大 的 胆改 变教学 方法 。   随 着 初 中数学课 程 改 革 初 中在 学数教 学 中的 不 深 断 入 , 当前 教 学 活  动发 生 巨 大 了的变 化, 教 在师教 学活 动 中的 位  置 也应 该 由来原的指 挥 者 , 成变 与学 生 一起 探 讨的合 作 者 、 织组 者、   与参者 在, 教 学 过程 让中 学生 充分 发 挥 自主学 习 , 合 作   究 探的 力能 ,在 课堂中, 以等的身平参份到学生与中去 ,及 时 发现 学 的生问题 , 解并 决 这 问 些 题,让学生在体验 、 经历 、探 中 索 获 取识 。 知 过通 断不 改 进 教 学的 方法 来 为 .生 制学 造 一 温馨 个 谐和 的 习环学境 , 提 高学 生 学 习数 学 的 极 性积 , 提 高 学 教数学  的 量质。 2 .  改 教进 学 评 体价系  教 育观 念 是教 师 的教 思 学 想, 决定了教 师的 育教行 为 。   在 当今时 代 , 知更识新 速 加度快 . 们 人已 经 没有办 法 掌握 所 有  的知 识 。所以我 们 现 在 的主 要任 是 务学 如 何 适习 应 会 社、 适  应时代 , 学 习 是 了生为存 。每 一 数 学 个师 老应该 明 自己白 的任 

, 明 自身确 责 的任 。在教 学 , 既中 要 求使 学生 握 一掌 定的基 本 数学知 识 基本 技 能 和还 注.重 培 学生 的养 考思能 力 和 空  概念 , 间 培养 学生 学 的 兴习 趣 ,立树生学 习的信学 心,对 学 生   加强 思 想 德教道育 应。该遵 循 育 第 一人, 书教第二 的 理念 ,一  边 教 一边 育人 努 ,开力发 高 品质的 人 才 。 教 的 学 改 和创革新 旨 在以学 生 为本, 为初 数中 学 教育   入注 新的生 机 和 活 力, 一 很有活个、力有 生 机的数 学课堂 教学即  将 呈现 在 我 们面 。前 堂课 教上 师 对学生 的鼓 励可 成以 为学   生学的习强动大 , 力成 学 生为 进 步的 源 泉 。 比 说如当 老师 查  抽学生 回答 问题 的 时候 ,学

生答 , 错个这时 , 候教师 不 应该 给打 击  ,者表现或的很不开心, 些 微 这小 情的绪 , 都 会 对 孩子 的内 心 造 成 很 大 的  伤创, 所 以 师 应 教该正 确 鼓的励 生 学 , 学让生有 充足 信心的. 才会更 有 信 心学好 数 学。 参  考 文献:   1.潘 . 俭初中数 学 课 程的 现 状 研 究 .中 国科教 创 新 导 刊 ,

 2 0 1

 1 ( 12 )  2 .谢湘蓉 .如 何深 入 开 展初 中 学 数课程 改 革 . 学 刊, 周20 12   (2 7 ) 

3 . 丽霍芳 .初中 数学 学改革 的几点思教 .考学周 刊 , 20 13   (1 ) 

解与法特值法之 比殊 较

红员

 (

甘肃 陇省 南 武 都市 区 两水 学中  甘肃  陇 南 7  4 60 01)

 【

摘要 辩证】唯物 主 义诉告我: 们遍普性 (般一 ) 性寓于特性殊 之, 中有没特殊就没性普遍性有 一般()性, 特殊能 在一定围 内 范 反 映或  体 一 般现. 鉴于此, 在分析 和 解决有 关 代 数式的 简或化 求 值 中题 .我 们 可 以 用 殊特值 去 验证 、 否定、 想 …猜… 在各 类数 学 考试 尤 其, 是在 数 学竞 赛中 , 相有 3 - 一部 分题 目 可 以 利用特 殊 值 法 来解 决, "这样 既 少花时 又效间 果 极 . 下 面 佳 通过 几 个 体 的例 子具 来加

以 说明. 

关 键词卜 ‘ 般法解  特值 法殊  较比 【  图分 中 类 】号G 363 . 6  【 文 标献识码 】 B 

l 例  已 a知 = 1 9 9 x + 9 200 0 , b=1 9 9 9x+ 2 0 0 . 1e= 9 91 9x+ 20 0 。  2

【文章编】号2 0 9 5 —3 0 8 9( 2 013 1 )1— 0 1 08— 0 2

・  .. 

其 中 x 为任意 数 实则,代 数 a 2式+ b: + c: 一 b a — cb —a c的 值为 (  ) . ㈥ 0 (B) I C() 2   fD 3) 

法一 解(一般 法 解): 。 . 。 a =19 9 9 x +2 00 ,1c =1 99 9x + 2 00 , 2

・  .

+ . + :  : ( )丝   (+ )    + z  :z : [ 旦 ()  ( + ) + l 】   

 C   C   DD 

c ( c )6  + 口( 6  +)(d c)

— -- ——— —-————-———--— ——-—----_--- 一- 

( a b  +)( 6c ) +  a ( )  

= 一 c 

  。

..

(b c  

a )bc  

b = +ac .  

. .

  + ba   + c  一 a

b — bc a — c a =2+ b   + c - 2 b  f a c+ 一 a1 c= a2 +b   + c 一   b 2  一

 本

题选 答 f案D 1  . 法二 (解特殊值 法 :) x令= l ,y 1 一 z =, 2, 则 -a一 1 , b=2 , c 一 2 :, 

于 是x +2y 2+ z =Z6 . 而

( 口 + 6 + c )  1 口 +  b  + c  9  a b+b + a c  

~ca b c 

・ .

c =a a 2 + C - a c b-  = ( + ac )  - b   -3 ca= 3( b 2- a c = )[ ( 3 1 999 x+ 0 02 )  1   一 1 9( 9 9x 2+ 0 00) ( 1 9 9 9 + x2 0 02) = 3 ] 2(0 1   - 200 0 0 x 2 002 ) = 3 (40 0 4 001 -  4

004 0 0 0 )=3 .

 

(In 6)   +(6 c )   ( 口 c+  

)1 ‘   a b  c  

. 4 .

a 一 c b 

  ,…

a bc

本题   选 案答 (D).   解法 (二特 殊值 法 ):因 为x为 任意 实数 .所 以不妨 令x  一1 , a则= l b =, 2 c , 3 =, 于 是代 式数   a b+  + c  a一b —b c— ac =l   +   + 23   一 — 2

・ . .

本   选题 答(案 ) .D  例 4已知 a , b, C 都是 正数实 ,且方 程x 2 2 +a x h +  =与0 x    + 2cx — b   =0有 个一 非 零 的 共 公 ,则 a , b ,根C满 足 的 关 系 式 是( 

) . 

3—= 3  .

本题

答 选案 D)(.   例 2如 果 2 x3一 x2 — 3 x 1+k 一 有个 因 是式2 x + 1 那 k么的 值 为 一 .   解法一 (般一法 )解 ‘: ‘. 2x 3一 x 2 — 3 1 x+k有 一个 因 是 2 式x+  

.‘

(A )a   b+  c(  B) a c% 2 b=  ( C)b c % Z = 。a ( D) %b  a+ c = 20  

法解一( 一 解法) :般 ’. ‘ 方程x 2 2 + xa + b =  0 x 与2 2 + c x— b 2 =  

有一非零个的共公根. . .. 由  2 +2 ac + Z _ b=   2+ c  2 一 b 得z :  z _

C—  a

 

1 , 

‘. .

2 x   x一 2_ 13x + k( 2x + 1) ( x2 一 x一6 ) ( +k +6 . )  

不妨 将 = x二 _  _入方程 x代2 + 2a + x bz: 中0化简 得 b 4

+ (b c )z —  

c - a

因由式 分 解的概念 可 知 k+ 6 =0, 是 于k 6 .一 

解 法二( 殊特 法 ) :值 假设2 x 3 X - -21 3 x k+= A( x 2+1 ), 再令

x : 一 . 05. 贝 0  k =一 6.  

(a J) )  0   . ‘ a, b ,C 是都正实 , . 数’. b  ≠ -0- _ .b   + c   一a2 =0 , 即 . ‘ . b +   2 - c a   0 =,  ‘

即 b

2 +c E = a2  

. 。 .

.例3

已知 x y #0 , zx = ay ,x z = ,by z = c则, 2x+  y+ z 2 值的 ( 为

  .)

 

本 选答 题案f C )  .

解二 (法特殊 法值) : 特殊取值构造两个程 : 方程① 方(x + 

a +2 2b+ C 2(( B a) bc C )ab +a b b c c +a C( D) ( a b 2 )+ ( cb )2+ ( a C 2) ab c

x .

(A )  ̄

ba  

 1 )

( +x 2): 0 , x即 ̄ +3 x +2 =0 从而a , =1 .5, b 2 = 2.方 ②( x程 + ) 1( x一2 ): 0 , 即 X  +2 一X2 0 = 从而.c = 0. 5 . 于 b   +是c =  2 +0 5   .= 2. 5 2=1 .5 2 =a 2I . - . 本 题 选  答案

f C1 .

 法一解 一( 解般 法) : ‘ . x y ‘ z0# , x y a=, xz = , b yz= c  ,・

EL . =T-_a

zx  D

 ,

即卫 =  

a ,亦即y = a z_, 同理 由盟   =得 = x Z

  1 3, 1 3  ,X Z   C 

. 

za

由 Z = C y得  y一 c, 于 — 是 az   一= 从而C z = bZe

一 Z n  z   a  

例5

 已 知数代( 式 x + 13) 4 a = Xo4 + l Xa  + a 2 z x a 3 】 【+ a +4 ,其 中 为  x数,实 贝 0( 1 a  ) + t +aa 2 + a +3a 4= ——; (   2 )a o-a l + a 2 一a3 + a 4= — —;   ( 3 a ) +0a l +2 a4 = — ;  

 c

解法一 ( 一般 法 ) : ’解 ‘ ( . x + 3 ) 41= ( 3 x 1+  )( 3 + x 1)  = ( 9 x +   x 6+1 )

 1

80・ 

程教课 研育  

C 究 uor S e  Ed u c t iao n   e Rs ear ch  

021 3 年 1 1   下旬 刊月 

・ 学 信息 

( 9

%6 x+1 ) =8l x 4+ 1 0 8 x + 5 4  x+ 1 x2+ 1 又, . ’’ ( 3 + x )1  =a o X 4+ al x 0  

a 2+x  + a3 x+ a 4 , .。 a o.=81 ,al =1 80 a, =5 42 a, 3 = 1,2 a 4= 1.  

2 取x): 一 l j I 1,0 (3 x +1 )  = a o x 一( )1  a+l × 一 1()   +a2 X ( 一 1)   +a  ̄   3(一 1 ) + a 4 =a  —a 1 a +2- a 3 + 4 = [ 3ax (- 1 ) l+r ( 一 = ) 2 = 1 6 ;

( 3  ) ‘.‘ oa + la+ a 2 +a 3 +  ̄ =2 6 5, a0 一a l + 2 -a 3a +a 4 =16 ,  ‘

. .

(1 )a o+ a l + 2 + aa3 +a4 = 8 l +1 80 5 4 ++ 12 + 1 = 2 5 6;( 2 )ao - a1 +  a2 一 a 3 + a 4 =8l 一1 0 8 + 5 — 1 24 1 =+1 6; ( 3 ) a +o a 2+ 4a= 8 1 + 5 4+ 1= 3 16. 解 法二( 特 殊 值 ) :法 通过观察 容知易 a道o + a + l a 一2a 4 3-  a 4 和a — oa +la 2 一 a 3 +a 4的值分别是 =x l和x 一 1时 (3 x +1 )   的  ,值所 以可 取 特殊值 人代 求解.   ( 1 )取 x =l, 贝 (03 x + 1) =  ao x l  + a lx l   + 2 a 1x +a 3 x l+ 4a= oa + a l +a 2 +a 3+ a4 = ( 3 ̄ 1 + 1 4) =4 4 2 5=6  

; ‘

..

( ao+ 1 a+ a 十2a 3 + a 4 )+ a d(— a 1 + a 2 一 a 3 + a 4)= 2 56 + 1 6= 2 7 2.

 ao a + +2a4 = 136 .  

..

以上 几个 例 子 都 是 将 一 般解 法 与 特 殊解 法 进 行 比  ,较 们我 发 ” 对于客观现命性(题选 择 题 填和空 题), 在 求  解。时如 能果用特解殊 解决 法的 ,量用 特尽殊 解法, 这 样 可达 到 事半 功倍 的效 果”.  

爬坡 见坡不  教显奇学效

 —

《图 的旋形转》 的教 设学计反及 思 张

娟红

 ( 江

苏 省启 市 南东阳 中 学 苏江  启 东   226 20 0 ) 

中 分图号类】 G4 3 2.0 2 【 文献标识 】 A  码教

材 背景 分析   节本课 九年级是册第上十三章二《旋转 》第 一 节”图形 的  旋转 的”第一课 时 .

是 节一念课 ;概 在 此之 前 生 学已 学经 习了  轴 对 称、 平移 两种 图 形变 换 , 图 对 变 形换 经 已 一有 定认的 识 。  通 过 本课 节的学 习 , 学 生 对 图 形变 的换 识 认会更 加 完 整. 习学 种 图 形 的变换 大 致 包 括以下 内容 : 1 )通 过实 认例识 这 种 图形变换 2;) 探索 这种图 形变换 的性质 ; )3作 一出个 形 经 图 过  种 变 换 这后的 图 。形

 一

章编号】文2 09 5 3 0— 8 ( 29 0 1 3 )11 ~ 0 1 81 — 0 2  ( 1

指 出) 的旋它转 中心;  (2 ) 过 经 2分 0, 分 旋转针了 多 少? 度  2 例. 如图,正方 A B C 形中D , E C是 D 边任 上一意 点,将 A DA 顺E时   针A M   D 旋转 .   得 A到A B F   。f 11   旋 转中 心是 哪 一点?   E  2f1 旋  转 了 多 度 少  ? f 3 1   点M A D 的 是点 ,中 上经述   转旋后, 点 M到 什位 置么  ?f 4 1 连 接 FE ,AA E F 是什么 三 角 F     BC  形 。  f5 )  正方形若A BC D 边 长 的 是 2, 求 四 边形A F C E面 

的。  积

0  ⑦

旋 转

的概 让 念学生 用 语 言 达表是 比 较困难 事的 情,但  是 让学 生 构 建准 确 的概念 又 是 必 的 。要图 形的 旋转 对 于帮 助 学  建立生空间念观, 握掌 变 换数的 学思 想 法 有方 很 作大用 。 通过  解决实 际 问题 、数 学 问 题 掌 旋握 变转 中换对应 点 到 转旋中 心  的距 离相 等、对 应点 与 旋转 中 心 连线 成所 的角相 等并且 于  等 转旋 角的 性 质 ;通过 经 历对 有 具 旋转 象现的 形图的 观察 , 操 作  画 图等, 过 程,掌 好握 图 作基 的本 技能 。   教 学 目 : 1标 、 通过察观 体事例具认识旋转 , 了解 转 旋在 现   生 活实 中 广的泛 应用 :   、2 通 数过学 的 本基图 形 解理旋 变 化转 及旋 转 角 、旋 中  转

和心转旋向方。 

例3

.如 图画 出 A AB C 绕 点A按 逆时 旋 针 9转 。0后 的   应对 三 形 。 角 

3、 索探并 掌握 转旋的基 本 质性, 根并 据 质 性 制 旋绘转  后 的几 何 图形 。   学重点 教: 旋转 的 定 义,旋 转基 的 本性 质 。  学难点教 :探 旋 索转 的基 性本质 对 形 图进行旋转 换变  教准备 学 1: 、个每生学准三备板角和量器。 角 2 、 教 准师 备 多 媒体课 件 。 教 学  程  活过一. 动创设 情 初 境步 感知

  课在 间让 生学欣 赏 画 动, 让学 生 发 现在 日常 生 活中还 有 许 多旋转的体物, 比 时如钟 上 的 指 在针 不停 的转 动; 飞 速 动转 的 电 扇风叶 片 给人 们带 来 一丝 丝 的 凉 意…… 。 些这 生 活中 的 实  例 我们 带把进了一 个旋 转的 界 ,世让我 用一们 颗充满 奇 好 的心 去 探 索其 中奥的 秘   。动二.活 习 作业 交 预流 疑  1析 学. 生 课 自前 学完 成 预习 作 业 ,教师 检 查 了解 学 生预 习  作 业 完成 况情   2 .。教 师 再 次布置 学 生自学 明确 容内和 要 求 。 进 方 行法指  导, 学 生 反 馈作 业 中 疑 惑的和 困难 。   . 生3生互 动, 质疑 辩、疑、 析疑 。通 过 次再讨 论 和 交流 ,学  生 基本掌握 所 布置 要求 和目标 。   (设计 图意 课:发前学给 生,让 学 生 对 本节 课 的学 习 目 标  和 学 习重 点和难 做点到 心中 有数 , 高提学 生在学 习 中 的有 意

 变式 练 习  如图 ,A A B绕 CC 点 转 后 旋,顶 A点 对得 应 为 点 点 .D  试 确定 顶 点 B对 应 的点 位置以 及 旋 转后 的 三 形角 。 

D 

(设计 意图: 解 旋转理基本涵的义, 后引 导学生 用 学 到的  识知 去解决 有 关 问的题, 让生及学时运 用、巩 固 所 学 知 识 。   据学根 生 的具体 情况 , 循”遵 序渐进循 的” 原 则,从 基础 题 到综   题 再合 变 到式题 , 层递层 进, 步逐 形 成 能技 。 一进 步增 强 学 生对  旋 转 的性质 的 解理 通, 过 让 生学 解 决 含蕴所 学 新 知 的 际实问   和题 数学 问题 , 将 新 识 知 入 溶 学 到生 有 已的认 知结 中 。构)  动 四活. 课堂小   结节这 中。课 什有么 收获 还 ? 有什么 惑疑呢 ?   活 动 五 布 置 外 作 业课 教

反 后 

思注

力 意 ,而提从高习学效。果 课在堂 上对 于 习 预 作 中 业出 现的 问 题 进 行小组 合 作 探 究讨,论 结 束 后 教 师 组织学 对生讨 论 的  结 进 行全果班 交流 和 展示 。  

)活动 三. 展 探示究 拨 提点升  例1 . 钟 表的 分针匀 速旋 转 一 周 要需6 0 分 。

 

转 是 在旋九 年 级学 生 已 经 对 平移轴 对 称 进 了行 系 地统 学 习 基的 础上 学 习 的。 从数 学 的意义 讲 上 旋, 转 一是种 基 本 的  图形 换变 。 认我为 这 节 上课得 有 较 色特 它, 不 仅 让学 生 轻 松的 完 了学成习 任 务 ,还 让 生学印 象深刻 。  1 、 积创极情境 , 设 激发 生学学 习 的好 奇 心 和求

知 欲。

 

1 81・

 

范文三:论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 投稿:叶疼疽

论“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

喻中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

【摘要】

以法律效力理论中的“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及国际私法中的“最密切联系原则”作为原型,可以在多样化的法理学说中提炼出一个普遍性的法理适用规则:“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日本修宪问题可以作为检验这个法理适用规则的典型事例。按照“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规则,日本国内护宪派所秉持的“永久和平论”是“特别法理”,应当优先适用;从世界范围来看,质疑日本修宪所依据的“跨国契约论”是“特别法理”,更应当优先适用。至于日本修宪派所依据的“自主修宪论”,无论在日本国内,还是从世界范围来看,都只能作为“一般法理”而不能被适用。

【关键词】

法理适用规则;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日本修宪;跨国契约论;永久和平论

一、问题的提出

据媒体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3年5月1日声称,日本修改和平宪法不需要向邻国解释,其他国家的反应也不会影响日本的修宪进程。安倍晋三说这是我们国家的宪法,所以这是一个不需要解释的问题。”安倍晋三还说,任何来自邻国的反应都不会影响日本讨论修宪问题的进程。{1}安倍晋三及其所代表的日本国内的修宪派(以下简称“修宪派”)的基本观点可以归纳为:日本有权独立自主地修改本国的宪法,日本的修宪活动与其他国家无关。{2}修宪派的这个观点在理论上能够成立吗?如果可以成立,为什么会遭到日本国内与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如果不成立,那么,修宪派的观点为什么不能得到理论上的支持?

修宪派赖以立论的法理依据是:一个国家在修宪问题上享有自主权。对于这种法理依据,我们可以概括为“自主修宪论”。一般说来,“自主修宪论”是一种可以依赖、可以接受的法律理论。因为在通常情况下,修宪是一个国家的内部事务,是一种常见的宪法现象。譬如,“迄今有效的第一部成文宪法——1787年制定的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就规定了修宪机关和修宪程序(第5条)。当时,制宪会议的代表已意识到宪法是必须修改的,而且一定会有所修正。到了1791年就提出10条修正案(即„权利法案‟)。这是合乎规律的,因为宪法总是矛盾斗争的产物,是各党派妥协休战的果实,所以它不是绝对的、

不可更改的。”{3}因而,“宪法无论在形式上,或在实际上,都不含有不可变性。”{4}从这个角度上说,一个国家通过法定程序修改本国宪法,是一种自主性的选择,确实不受其他国家的干涉,甚至也不需要向其他国家做出解释。但是,日本修宪派的观点及其法理依据并不能得到其他国家的认同,甚至不能得到日本国内护宪派的认同。

譬如,日本公明党1999年7月通过的“基本政策”就认为,应当坚持作为和平宪法象征的第9条。时至今日,公明党仍属于护宪派,仍反对修改现行的和平宪法。日本社民党2000年2月召开例行的党代会,其党首土井多贺子指出:“宪法目前处于危机,要把护宪作为当前最重要的斗争焦点。”此次党代会上通过的“斗争方针”又强调宪法改恶是战后政治的最大反动,要向国民宣传和平宪法的重要性。”{5}最近,社民党参议院议员山内徳信在回答参议院预算委员会的问题时,仍然坚持这样的立场,他说:“现在宪法修正的动向让我想到过去的希特勒。”{6}民主党的代表海江田亦不赞同针对宪法第96条的修正案,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因为赞成修改第96条的国会议员人数不够,所以就将表决时间延迟,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7}在法律界,日本律师联合会2013年3月14日公开发表的“反对意见书”认为,针对日本宪法第96条提出的修正案,会动摇国家之本,违反立宪主义和尊重基本人权的立场,具有极为严重的问题,是无法令人容许的。{8}在日本法学界,宪法学者杉原泰雄希望发挥宪法第9条蕴含的和

平价值,他说日本国宪法规定的„战争与和平不能两立‟,以及将第9条(第二章放弃战争)列在„第三章国民的权利与义务‟的前面等都是独具慧眼之选择。”杉原泰雄还认为,早已“到了日本国宪法第9条应该正式发挥作用的时候了。”{9}日本国内的这些反对修宪的观点所秉持的法理依据是:维护和平,反对战争,反对军国主义。对于这样的法理依据,可以概括为“永久和平论”。

由此我们发现,即使是在日本国内,在关于是否应当修宪的争论中,也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法理依据:“自主修宪论”与“永久和平论”。这两种并存的法理依据表明,“迄今为止的日本宪法政治一贯以„护宪与改宪‟的对立为轴心”。{10}抽象地看,或者单从理论上说,这两种对立的法理都可以成立。“自主修宪论”是主权理论的题中应有之义,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种被广泛接受、得到了普遍实践的法理。至于“永久和平论”,早已在康德的《永久和平论》一文中得到了经典性、权威性的阐述。在这篇长文中,康德提出的“国与国之间永久和平的先决条款”就包括“常备军应该逐渐地全部加以废除”。{11}由此可以从逻辑上得出“宪法都应当是和平宪法”的结论。据学者考证,“永久和平论”作为康德政治哲学的核心,其思想渊源可以追溯至皮埃尔神甫的《欧洲永久和平方案》(1713年),以及卢梭的《皮埃尔神甫的永久和平方案摘要》,甚至还可以继续追溯至但丁的《帝制论》中所提出的世界性永久和平方案。{12}可见,在思想史上经过反复锤

炼的“永久和平论”,其理论逻辑之坚实自不待言。

那么,在日本能否修宪的问题上,在“自主修宪论”与“永久和平论”这两种不同的法理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哪种法理应当优先适用?或者,推而广之,在针对一个具体问题时,应当如何寻找、确立适用于该具体问题的法理依据?如果存在多种备选的法理依据,应当以什么样的理论架构来解决不同法理依据之间的冲突?简而言之,是否有必要建立一种“法理适用规则”?这就是我们从日本修宪问题中提炼出来的一个理论问题,它具有普遍意义,有必要予以专门的探讨。

二、“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的二元划分

我们可以从法律理论中已有的关于“特别法”与“一般法”的二元划分中得到启示。在法律效力理论中,“特别法优于一般法”是一个基本的规则。据学者考证,这项规则起源于罗马法时期,由古罗马法学家伯比尼安率先阐述。{13}这项规则的基本含义是:当一般法的规定与特别法的规定不一致时,优先适用特别法的规定。在当代,“特别法优于一般法”不仅是一项普遍性的法律学说,同时也在法律实践中得到了广泛的运用。对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83条已

经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特别规定与一般规定不一致的,适用特别规定。”这是我国现行法律对“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表达与运用。

为什么要把“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划分为特别法和一般法,并要求在两者的规定不一致时,优先适用特别法?原因就在于:同一机关制定的两种或多种法律,由于制定的时间、条件、意图不同,确实可能对同样的问题做出不同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在两种或多种法律之间做出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划分,并规定特别法优先适用,将会导致法律适用的困境。譬如,《民法通则》与《合同法》都是全国人大制定的,两种法律都对合同做出了规定,在处理合同案件时,如果不根据“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规则优先适用《合同法》,就会导致法律适用上的混乱或无所适从。可见,“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规则尽管在实践过程中会遇到诸多的技术性难题,但它仍然得到了普遍性的承认,因为它是一项不可缺少的法律适用规则。

既然可以把“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分为特别法和一般法,那么,针对制定法或实在法之上的“高级法”,能否做出同样的二元划分呢?回答是肯定的。这里的“高级法”一词,借用了美国学者考文的《美国宪法的“高级法”背景》一书的说法。{14}考文所说的“高级法”,实

为美国宪法赖以成立的法理依据。换个角度,“高级法”其实就是制定法之上的自然法,与传统中国“王法”之上的“天理”,也有较大的相似性。不过,从表现形式来看,一种“高级法”在相当程度上就是一种法理学说,一种制定法赖以成立的法理依据。

某些法理具有“高级法”的价值与功能,是因为它可以为制定法提供依据或指引。但是,按照通行的法律渊源理论,某些“法理”与“制定法”、“习惯法”、“国际条约”一样,又都是法的表现形式之一,这是“法理”与“制定法”的共性。既然在不同的制定法之间都可以做出特别法与一般法的二元划分,那么,按照同样的道理,在不同的法理之间,也可以做出“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的二元划分。做出这种二元划分的理由和依据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从必要性方面来看,针对同样的法律问题,事实上存在着不同的法理解说,而不同的法理解说实际上提供了不同的理论逻辑或理论解释系统。

譬如,当前安倍晋三为代表的修宪派为修宪活动提供的法理依据是“自主修宪论”——这个理论可以在“主权论”、“自决论”等法律

理论中得到有效的论证。日本国内的护宪派为维护和平宪法提供的法理依据是“永久和平论”——这个理论在康德的法哲学、甚至在传统中国的“大同论”中亦可以得到充分的论证。{15}就这两种法理学说或解释系统本身而论,都可以成立,都是具有指引功能的法理。但是,它们在日本能否修宪的问题上却提供了截然不同的解说。多种法理的不同指向,虽然体现了学术、思想、理论的多元化,有助于学术、思想、理论本身的繁荣,但是,在实践层面上,指向不同的法理就像是针对同一个案件而存在的相互冲突的法律一样,会导致解释系统、推理系统、逻辑系统、观念世界的混乱,并进一步导致行为世界的混乱,从而为更大、更剧烈的现实冲突埋下隐患。因此,为了解决不同法理之间的冲突,为了缓解理论解释系统的混乱,有必要模仿法律理论与法律实践中已经成熟的“特别法”与“一般法”的二元划分。在法理层面上,建立起“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之间的二元划分机制。

第二,从可能性方面来看,针对同一个具体问题,在不同的法理解说之间,确实有“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之分。

这就是说,在针对同一问题而存在的多种法理解说中,某种法理具有更强的针对性;相比之下,其他的法理在针对性方面会显得弱一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把针对性较强的法理称为“特别法理”,

把针对性较弱的法理称为“一般法理”。这个原理与“特别法”、“一般法”的划分机制是一样的。譬如,在处理一个具体的合同案件中,《合同法》显然比《民法通则》具有更强的针对性,因而应当适用《合同法》。这个原理还可见于国际私法中通行的“最密切联系原则”:准据法的选择,应当以与特定案件具有最密切联系的那个地方的法律作为准据法。{16}同样,在两种或多种法理之间,也可以借用这种“针对性最强”、“联系最密切”的判断标准。因为,在两种或多种法理之间,总有一种法理跟某个特定问题具有“针对性最强”、“联系最密切”的关系。具有这种关系的法理,就是本文所说的“特别法理”。至于跟某个特定问题“联系不密切”、“针对性不强”的法理,则是本文所说的“一般法理”。可见,划分“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在方法和技术上是可以解决的。

第三,从全球化的要求来看,“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之间的二元划分,是全球化时代的产物,能够满足全球治理的现实需要。

纵观历史,针对同一个问题,却存在着多种不一致的、指向各异的法理学说,这种现象的出现由来已久,但是,于今愈烈,而且导致的问题也越来越多。{17}原因在于,多种法理之间的差异,实质上是多种解释系统之间的并存及冲突。在传统中国,在儒家义理长期

居于支配地位的大背景下,解释系统基本上处于单一状态。譬如天理,就构成了数千年不变的“高级法”,只要符合天理,就算找到了终极性的法理依据。{18}但是,自近现代社会以来,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各种异质的解释系统交错在一起,导致了“诸神之争”。譬如,从文化传统来划分,有儒家的解释系统,也有基督教的解释系统;从意识形态来划分,有资本主义的解释系统,也有社会主义的解释系统。在资本主义的解释系统之内,有自由主义的解释系统,也有社群主义的解释系统。即使是在自由主义的解释系统之内,既有消极自由的解释系统,同时还有积极自由的解释系统。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在各种不同的解释系统之间,由于文化背景、历史传统、政治制度等方面的原因,很难彼此涵摄。在全球范围内,任何一种解释系统都很难居于独尊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因为解释系统的分歧与冲突而导致的失序就会更加突出。因此,在全球范围内各种解释系统相互激荡、相互冲突的背景下,在各种相互冲突的解释系统中确立“解释系统适用规则”,是全球范围内实现有效治理的前提条件。在本文的语境中,从法学的立场上看,“解释系统适用规则”也就是“法理适用规则”,也就是在多种法理之间找到某种特定的法理,并在这种特定的法理与需要处理的特定问题之间建立起一一对应的关系,建立起“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的关系——这种特定的法理,相对于某个特定的问题而言,就是“特别法理”。至于其他的法理,虽然也与该特定问题有一些关系,却只能归属于“一般法理”。经过这样的区分或分类处理,其实就是在为众多的法理学说确立一定的秩序关系,其实就是在为思想、观念的世界建立某种秩

序。因此,从实践指向来看,在多元化的法理丛林中建立某种规则、形成某种秩序,实为实现全球治理的第一个环节,亦是新千年所面临的“在国际层面或在全球层面上建设法治”{19}的第一个环节。

第四,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无论是“一般法理”还是“特别法理”,在本文中,它们作为“法理”,主要是指法律渊源意义上的“法理”。在国际法的视野中,它亦被称为“公法学说”,构成了国际法的渊源。

譬如,“《国际法院规约》列举„各国权威最高之公法学说‟为国际法的一个补助渊源”,{20}就是对“法理”作为国际法渊源的直接确认。这样的国际法渊源“固然需要强调谨慎,但是公法学家的意见却得到广泛的使用”。{21}这种法律渊源意义上的“法理”,不同于作为理论形态或“法学二级学科”之一的“法理”或“法学理论”。后者是一种理论形态或知识形态,甚至是一个“二级学科”,它作为学术分工、学术专业化的产物,是与民法学、刑法学、政治理论并列的理论形态。与之不同的是,本文讨论的作为法律渊源之一的“法理”(包括“一般法理”与“特别法理”)是法的表现形式之一,与之并列的有制定法、习惯法、国际条约等。按照学者的解释,作为法律渊源之一的“法理主要是指法学家对法的各种理性说明、解释和理论阐发,这种学理性解释(法理)能否成为具有法律效力的法的渊源,取决于各个时代和

各个国家的法律规定和法律传统。在法律发展早期,如古希腊、古罗马时代,法学家的著作中所阐发的法理成为具有法的效力的法的渊源之一。在现代,各个国家一般不承认法理是具有直接法的效力的渊源,但却是具有法律推理意义上的法的渊源”。{22}在大陆法系国家,作为法律渊源之一的“法理通常是指有关法律的学说、原理或精神”,它在法律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相对而言,在普通法系国家,法理“属于次要法律渊源”。{23}在法律实践过程中,这种作为法律渊源意义上的“法理”,一方面具有填补法律漏洞的功能,在制定法、习惯法、国际条约暂付阙如的情况下,可以为纠纷或争端的解决提供基本的依据,这就是“有法律依法律,无法律依法理”的意涵。{24}另一方面,“法理”作为法律渊源之一,还可以为法律推理提供依据。不过,无论是在实体性的争端解决中,还是在程序性的法律推理中,所依据的“法理”都不是单一的而是多元的,这就为“法理”的分类处理提供了契机,也为本文区分“一般法理”与“特别法理”提供了理论动力。

以上四个方面的分析表明,以“特别法”与“一般法”的二元划分作为原型,在法理的层面上做出“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的二元划分,是必要的,是可能的,是符合时代要求的。

三、“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理论要点

如果说,在为某个特定问题寻求法理依据的层面上,为了解决“法理适用”的难题,既有必要也有可能在众多的法理中区分“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那么,两者的关系是什么?回答是:“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

“特别法理”为什么优于“一般法理”?“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依据是什么?依据就是上文提到的“联系最密切”、“针对性最强”。既然“特别法理”与特定问题具有“联系最密切”、“针对性最强”的关系,那它当然应该优先适用。因此,针对某个特定的问题,如果存在着两种或多种法理依据,就应当适用“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规则。全面地理解这个法理适用规则,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要点。

第一,“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基本性质。

“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并不是在各种法理学说之间进行一般性的、等级化的处理。某种法理如果被优先适用,并不是因为这种

法理的“位阶”比另一种法理的“位阶”更高,并不是因为这种法理是“高级法理”或“优质法理”,而是因为这种法理与特定问题之间具有“最密切联系”,对该问题的“针对性最强”,足以充任针对该特定问题的“特别法理”,因而应当优先适用。而且,某种法理在这个特定问题中,堪称优于“一般法理”的“特别法理”,但它在另一个问题中,很可能就只能作为“一般法理”而不能被适用。反之亦然。换言之,“特别法理”在多种法理学说中享有的优先适用地位,是由它与特定问题之间的特殊关系所决定的。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规则与“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之间的差异:无论是特别法还是一般法,都是相对固定的。譬如,相对于《民法通则》来说,《合同法》、《物权法》、《侵权责任法》都是特别法,都应当优先适用,这样的优先适用具有普遍性。只要是合同案件或民事侵权案件,《合同法》或《侵权责任法》相对于《民法通则》来说,都要优先适用。但是,在“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之间,并没有这样的相对固定的关系。通常情况下,我们无法指认,某种法理一定是优先适用的“特别法理”,另一种法理则是不能适用的“一般法理”。此外,按照我国《立法法》第83条的规定,只有两种法律法规是由同一机关制定的,才能在两者之间做出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划分。但是,“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却不可能是“同一机关制定”的。无论是哪种法理,都找不出特定的制定机关。因为

法理并非国家机关的产物,而是出于法学理论中的创造与积淀,常常体现为权威性的学说。

比较而言,“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与国际私法中的“最密切联系原则”具有更多的相似性。所谓“最密切联系原则”,是指在国际私法领域的法律适用或法律选择中,在为某个案件确立准据法时,应当研究与该案件有关的因素,确定哪个地方与案件当事人、案件事实有最密切的联系,就选择该地方的法律作为准据法。这就是说,按照“最密切联系原则”,是否由某个国家或地区的法律来充当适用于特定案件的准据法,取决于特定案件与某国或某地法律之间是否具有“联系最密切”的关系。因此,作为准据法的某国、某地法律,并非在“位阶”上高于其他国家、其他地区的法律,而是由于它与特定案件的人与事具有“联系最密切”的关系。哪个国家或地区的法律与特定案件具有“联系最密切”的关系,它就应当作为适用于该案件的准据法。

试比较这三种规则或原则:“特别法优于一般法”、“最密切联系原则”、“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可以发现,“特别法优于一般法”适用于国内法的选择;“最密切联系原则”适用于国际私法的选择;“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适用于法理依据的选择。

第二,“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适用方法。

“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适用,主要是在多种法理中找到“特别法理”,以确立解决特定问题的理论前提、法理依据。不过,“特别法理”的寻找与确立,又是以深刻把握特定问题本身作为条件的,是特定问题本身的性质、特征,决定了应当适用于它的“特别法理”。

打个比方,要从甲地到乙地,该选择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呢?张三说,应当乘火车,火车更准时;李四说,应当乘汽车,汽车更省钱;王五说,应当乘飞机,飞机更快捷。无论是准时、省钱、快捷,都是选择赖以做出的依据;或者说,都是他们各自做出选择的“法理依据”。在三种不一致的方案及其“法理依据”面前,首要的问题就是要确定:从甲地到乙地的这段旅程是一段什么样的旅程,它与什么样的交通工具有“最密切联系”。如果只想欣赏沿途的风景,那么,乘坐汽车、火车或轮船就更恰当一些;如果只是想抵达目的地,那么飞机就是更好的选择;但是,如果从甲地到乙地只有100公里,两地之间又有高速公路相连,那么,汽车比飞机就应当“优先适用”。可见,交通方案及其背后的“法理依据”的选择,应当以准确把握旅程的性质、特征为前提。这就是说,准确而深刻地把握特定问题,从特定问题本

身出发,才能找到适用于该特定问题的“特别法理”。找到了优先适用的“特别法理”,就为特定问题的解决找到了最恰当、最可靠的法理依据。这样的法理依据虽然不能为特定问题的解决提供具体的方案,甚至也不能保证问题能够得到圆满的解决,但它可以为问题的有效解决提供可靠的逻辑起点、理论框架。

可见,“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作为一个规则的适用,一个关键的环节是“特别法理”的发现。“特别法理”筛选出来了,其他相关的法理都可以归属于“一般法理”。为了更好地解决“特别法理”的发现问题,法律方法论中的“法律发现”理论,可以为“特别法理”的发现提供某些借鉴与参照。

按照学者的论述,在司法过程中,“法官和律师在处理个案时,并没有与个案完全吻合的现成法律,成文法中不可能直接规定解决案件纠纷的详细法律”。因此,为了发现与个案相吻合的法律,就需要法律发现这个环节。具体地说,“面对个案,法官发现法律有三种情况:这就是明确的法律、模糊的法律和法律的空缺结构。我认为,面对明确的法律,法官可以直接把其作为法律推理的大前提,径直向判决转换;对模糊不清的法律则需要进行法律解释;对存在空缺结构的法律则进行漏洞补充。”{25}

同样,“特别法理”的发现也在于发现针对特定问题的法理依据。在“特别法理”的发现中,可能出现两种不同的情况:第一种情况是,有明确的“特别法理”。针对某个特定的问题,“特别法理”显而易见,其他法理都是不能适用的“一般法理”。譬如,二战结束后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与惩罚,显而易见的法理依据是“和平论”与“人道论”。因此,破坏和平、反人类、反人道的战争罪犯应当受到惩罚。{26}换言之,“和平论”、“人道论”是处理日本战犯问题的“特别法理”。至于其他的法理,相比之下,都是与该案件联系不够紧密的“一般法理”。第二种情况是,没有明确的“特别法理”。针对某个特定的问题,“特别法理”并不明显。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在多种法理依据中,通过创造性的法理解释,创造性地解释出适用于特定问题的“特别法理”。这种情形,相当于法律解释理论中的“漏洞补充”。日本当前的修宪与护宪之争,就属于这种情况:无论是修宪派的“自主修宪论”还是护宪派的“永久和平论”,其作为“特别法理”的地位似乎都还没有得到有效的论证。这就导致了“特别法理不明”的情形,需要通过创造性的解释,找到适用于日本修宪问题的“特别法理”。对此,本文下一节将进行专门的论述。

第三,“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适用主体。

“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作为一条法理适用规则,虽然蕴含着较强的实践价值,但它发挥作用的具体环节主要还在于推理与论证。它的价值与意义主要在于:为特定问题的解决确立一个可靠的理论框架,找到一个方向正确的火车头,从而把解决问题的基本思路、具体方案挂靠在这个火车头上。因此,“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适用主体,主要是具有反思能力的法学家(及政治理论家),当然也包括处理疑难案件的实践者。

在通常情况下,法官、检察官、律师代表了运用法律处理案件的实践者。特别是法官群体,他们发现案件事实、发现适用于特定案件的法律规范,然后通过推理得出司法判决。在这种常规性的法律实践中,通常不会涉及法理依据的选择问题。事实上,如果在法律实践的过程中也会涉及法理依据的话,那么,在我国现行的法律体系中,在大多数法律文件的第一条,都已经明确地规定了处理案件的法理依据。譬如,处理刑事案件的法理依据见于《刑法》第一条:“惩罚犯罪,保护人民”;处理合同案件的法理依据见于《合同法》第一条:“保护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因此,在常规性的法律适用过程中,一般不会涉及法理依据的选择问题,因为法理依据的选择问题已经在立法环节解决了。当然

也有例外。在一些特别复杂的司法案件中,也可能面临两种或多种法理依据的冲突。譬如泸州的“二奶继承案”,就涉及法律规定与公序良俗之间的冲突,这就出现了法理依据的选择问题。{27}不过,从总体上看,在法律实践中,需要在法理依据上做出艰难选择的案件,毕竟还是属于例外情形。在常规案件的处理过程中,一般不会出现法理依据的选择问题。

相对而言,法学家(及政治理论家)由于需要对法律问题或公共生活中的其他问题进行刨根问底式的探究,在他们的探究过程中,就会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各种法理学说之间的分歧与冲突。正是在解决法理学说彼此冲突的困境中,出现了对于法理适用规则的需要。本文提出的“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就是为了满足法学家(及政治理论家)对于法理适用规则的需要。

当然,法理学说并不是专职的法学家所能够垄断的。对法理学说做出贡献的群体,除了专业化的法学家,还包括哲学家、政治学家、思想史家等相关领域的探索者。{28}这些领域的探索者虽然不是专业的法学家,但对法理而言,他们做出了绝不逊于专业法学家的贡献。这些探索者也面临着各种法理之间的冲突。这样的冲突或许可以概括为“诸神之争”,亦即解释系统之争、逻辑起点之争。要解决这样

的争论,要为这样的争论寻找一个出口,“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作为一种法理适用规则,就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元规则”。

概而言之,就适用主体来看,“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适用者主要是法学家或相关思想领域的探索者。法律实践者作为高级技术专家,如果能够运用这条规则来解决少数重大的、复杂的、疑难的案件,就可以说是做出了额外的贡献了。

四、从“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看日本修宪

以上我们对“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进行了初步的论证。为了检验这条法理适用规则,不妨以日本修宪问题中的争论为例,展示这条规则的解释能力和实践意义。

前文已经提到,在日本国内,针对是否可以、是否应当修宪的问题,早已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观点及其实践指向:以安倍晋三为代表的修宪派认为可以修宪,因为修宪是一种自主性的国家行为。为此,修宪派已经展开了多方面的行动,以推动日本宪法的修改,尤其是针

对宪法第96条、第9条的修改。但是,在护宪派人士看来,和平宪法不能修改,因为修改可能损害和平,可能纵容日本军国主义的复兴,从而为日本人民和世界人民带来灾难。修宪派以“自主修宪论”作为法理依据,护宪派以“永久和平论”作为法理依据。那么,这两种代表性的法理依据,哪一种法理应当优先适用呢?

从理论层面上说,在这两种法理之间,并无高低之分,它们之间并没有从属关系。“自主修宪论”很重要,“永久和平论”也很重要。抽象地看,我们既不能说“自主修宪论”高于“永久和平论”,因而应当优先适用“自主修宪论”;也不能说“永久和平论”高于“自主修宪论”,因而应当优先适用“永久和平论”。这样的法理适用上的困局,就是因为没有建立起法理的划分机制,没有建立起“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之间的二元划分,没有形成“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法理适用规则。

反之,如果我们建立起“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之间的划分,并确立“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法理适用规则,那么,已有的“自主修宪论”与“永久和平论”之间的争论,就获得了一个规则化的解决办法。按照前文述及的理论,在两种或多种法理中,与日本修宪这个特定问题“联系最密切”、“针对性最强”的法理,就是应当优先适用的

“特别法理”。那么,在“自主修宪论”与“永久和平论”之间,与日本修宪问题联系最密切、针对性最强的法理是什么呢?回答是:“永久和平论”。因而,“永久和平论”才是适用于日本修宪问题的“特别法理”,应当优先适用。相比之下,“自主修宪论”只能归属于“一般法理”。

做出这种判断与选择的理由是:“自主修宪论”可以说是“主权论”这个庞大的法理学说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自从16世纪法国思想家博丹的《主权论》问世以来,{29}主权学说已经成为一个普适性、一般性的法理学说。{30}“依照传统的说法,主权有两大特性:一是主权的无限制性,二是主权的不可分割性。这两种特性,因19世纪以来许多新发生或新被注意的现象及事实,久成为学者间争论的焦点。或则从联邦制的存在以攻击不可分之说;或则从国际法的发展,以攻击无限制之说;或则更从非政治团体所享的实力,以攻击国家有无上权力的议论。”{31}尽管早期主权的“无限制性”已经被动摇,“主权已经失去了其被幻想出来的至高性和独立性”,{32}主权的限制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政治法律现实,但主权的存在依据是无庸质疑的,且在通常情况下,对所有国家都是适用的。这就意味着,附属于主权论的“自主修宪论”乃是一个标准的“一般法理”。相对说来,“永久和平论”则是一个专门针对日本宪法的法理学说。因为,世界各国的宪法虽然各具特色,但是,被称为“和平宪法”的成文宪法,在当今世界,除了日本现行宪法之外,还找不出第二个。这就是说,“和平”是日本

宪法的本质特征与核心价值,正如日本现行宪法第9条所规定的:“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这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正是这个著名的“永远放弃战争”条款,为日本现行宪法赋予了独一无二的和平宪法的特征。这就意味着,“永久和平论”是与日本修宪问题“联系最密切”、“针对性最强”的法理学说,它构成了解决日本宪法问题的专有的、专属的法理依据。由于这个缘故,“永久和平论”是应当优先适用的“特别法理”。至于“自主修宪论”,则不具有这样的优先适用的资格。

当前,在日本国内,虽然秉持“自主修宪论”的修宪派处于执政地位,虽然秉持“永久和平论”的护宪派人士较多地处于在野地位,较多地体现了民间的和平主义人士的愿望与呼声。但是,按照“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规则,护宪派赖以立言、赖以行动的法理依据显然拥有更坚实的法理基础,是可以成立的。至于修宪派的修宪主张,由于不能得到特别法理的支持,因而是没有坚实的法理依据的。这就是我们根据本文阐述的法理适用规则来分析日本修宪问题而得出的第一个结论。

既然说是“第一个结论”,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分析还没有结束。确实,以上的分析还仅仅是围绕着日本国内关于修宪问题的两种主流观点而展开的。如果我们不限于日本国内的两种观点,如果我们从更加宽阔的视野中来看,还可以看到一个基本的事实:修宪派的修宪意图及其行动,已经引起了东亚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关注。即使遭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修宪派依然在修宪的道路上大胆往前走。正如本文开篇就提到的,安倍为修宪提供的理由是:日本修宪不需要向邻国解释。言外之意是,更毋须征得邻国的同意了。如上所述,修宪派赖以立言、赖以行动的法理依据是“自主修宪论”。

从宪法学的角度来看,修宪确实是一种常见的政治法律现象,并不稀罕,也不令人意外。修宪甚至还是宪法发展、政治进步的一个重要载体,“是保持宪法与社会生活的协调,解决违宪的基本形式之一”,{33}因而具有积极意义与正面意义。历史上,美国1787年宪法自从通过以后至1992年,已先后增补了27条宪法修正案。中国现行的1982年宪法也经历了四次正式的修改。无论是中国、美国的修宪还是其他国家的修宪,都被国际社会视为当然。但是,日本国内修宪派的修宪活动却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这就意味着:日本修宪派所秉持的法理依据与国际社会所秉持的法理依据形成了对立。在国际社会看来,修宪派如果要修改和平宪法,就应当向邻国、向国际社会做出解释——在这种观点的背后,是一种什么样的法理依据呢?我

们的回答是跨国契约论”。

“跨国契约论”是“社会契约论”的延伸性理论,是附属于“社会契约论”的。在思想史上,作为一种法理学说的“社会契约论”,可谓源远流长。格劳秀斯、霍布斯、斯宾诺莎、洛克、孟德斯鸠、卢梭、康德、费希特以及当代的罗尔斯,都堪称社会契约理论的主要阐释者。按照卢梭的经典解释,社会契约论的基本旨趣可以概括为既然任何人对于自己的同类都没有任何天然的权威,既然强力并不产生任何权利,于是便只剩下来约定才可以成为人间一切合法权威的基础。”{34}

从社会契约论的观点来看,宪法是社会契约的载体,宪法源于社会契约,宪法的合法性也源于社会契约,宪法的修改当然也应当符合社会契约论。譬如,美国1787年宪法的序言开篇就是“我们人民”这几个字,是对宪法源于社会契约的生动表达。{35}也就是说,社会契约论是解释宪法现象的一种基本理论。不过,日本现行宪法虽然也是社会契约的产物,却不能像美国现行宪法的序言那样,直接用“我们人民”来宣告,亦不能直接用社会契约论来解释。因为,日本现行宪法的产生具有特殊性。正是日本宪法的特殊性,使得普通的“社会契约论”仍不足以解释日本的修宪问题;只有渊源于、脱胎于社会契约论的“跨国契约论”,才能恰切地解释当今日本的修宪问题。

所谓日本宪法的特殊性,所谓“跨国契约论”,主要是指: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既是二战结束后日本人民的政治选择,其实更是世界人民或全世界的和平力量共同做出的政治选择。换言之,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既反映了二战以后日本国内和平力量的意志,更反映了全世界和平力量的意志,本质上是二战后日本国内的和平力量与国际的和平力量达成的一个跨国性的政治协议、一个跨国性的社会契约。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1946年11月3日公布的日本新宪法“以最高法规的形式记载了对日作战的盟国和日本人民反对侵略战争、反对军国主义和天皇专制,要求和平与民主的长期不懈的斗争所取得的成果”。{36}因此,按照社会契约理论,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是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与爱好和平的世界人民达成的一个“跨国社会契约”。

这样的“跨国社会契约”使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具有双重性质:它既是国内法,同时也具有国际法(或国际协议)的性质。“本来,宪法作为一国的根本法,与国际法有严格的界线。两次世界大战以后,国内法与国际法的关系密切了,这也是20世纪宪法的发展趋势之一”。这就是说,“宪法有走向国际法和国际化的趋势”。{37}这种趋势涉及国内法与国际法的关系,在这个关系问题上,“持一元论的法学家数量众多”,“在英国,赫希·劳特派特一直是一元论的有力

支持者”,他“明确认为,个人是国际法的主体。这种主张是与主权国家存在的一些法律论点相对立的,而使国内法仅成为国际法的寄生者”。{38}按照这样的“一元论”,“各国国内法律体系是从国际法律体系中派生出来的”,“国际法可以被视为在本质上与国内法同为一个法律秩序的一部分,而且是高于国内法的”。{39}

对于这种国际法高于国内法的观点,凯尔森在二战以后还做出了更细致的论述,他说在国内法与国际法之间并无绝对的界线。一些规范就其创造来说,因为是由国际条约所建立的,因而具有国际法性质;而就其内容来说,可能是有国内法的性质,因为它们建立了一个相对集权的组织。”{40}用凯尔森的这句话来描述日本现行宪法及其所建立的国家组织,可谓恰到好处,因为日本现行宪法放弃传统的交战权,放弃战争,不设国防军,正是宪法走向国际法和国际化的产物。凯尔森还说国内法律秩序,即构成一个国家的一种秩序,就可以被界说为一个相对集权的强制秩序,它的属地、属人和属时的效力范围是由国际法决定的,而它的属事效力范围则只受国际法的限

制。”{41}“正是国际法,作为高于各国的法律秩序,才可能创造出对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的范围均有效力的规范,即国际法规范。正是一般国际法,特别是根据它的约定必须遵守的规则,才建立了这样的规范,它使各国承担尊重条约的义务,像由它们缔结的条约所规定的那样行为。”{42}因而,“国际法律秩序的基础规范是各国法律秩序的效

力的最终理由。”{43}

凯尔森既强调国际法优先于国内法,同时也贬抑国家主权。他说,他的“纯粹法理论之最大成就便是颠覆了主权信条,后者正是帝国主义意识形态用以反对国际法之主要武器”。他的“纯粹法理论一劳永逸地拆穿了以主权之名为政治张目之伎俩:将政治上左右支绌之主张伪装成逻辑上颠扑不破之论证”。{44}这样的纯粹法理论,恰好可以为本文所说的“跨国社会契约”及其理论解释力提供实证性的论证。因为,日本现行宪法虽然可以纳入日本国内法的范围,但它更具本质性的特征是“跨国社会契约”,这就使它具有了国际法的性质。进而言之,日本现行宪法所具有的作为“跨国社会契约”的性质,作为“国际法”性质,都要优于它作为国内法的性质。

对于这种具有“跨国契约”性质、国际法性质的和平宪法,日本修宪派有单方面修改的权利吗?没有。修宪派能单方面提出修改、甚至废除和平宪法的动议吗?不能。按照宪法学理论,譬如,按照日本宪法学者芦部信喜的理论,“修宪权是制度化了的制宪权,是制宪权的卫兵”。“在这个意义上的修宪权,就是制宪权法定化后的样态,因此它必须维护制宪权及其成果的性质。”{45}这就意味着,修宪绝不能淡化日本宪法作为“和平宪法”的色彩,因为这是制宪权所产生的

最主要的成果。对此,我国宪法学者亦认为,“由制宪权中派生的修宪权低于制宪权”,“行使修宪权过程应受制宪权的约束,不得违背制宪权的基本精神与原则”。{46}既然修宪权应当受制于制宪权,那么,日本修宪派的修宪活动就应当受到“跨国立约人”意志的约束,因为后者是制宪权的拥有者。

因此,如果要追问:修宪派的修宪意图为什么会受到日本国内外和平力量的普遍反对?全世界的和平力量为什么可以对修宪派的修宪意图说不?原因就在于:全世界的和平力量享有“跨国契约”的“立约人”资格,如果要修改这份以和平为核心的“跨国契约”,就必须征得“跨国立约人”(日本及全世界的和平力量)的同意,修宪权必须服从于制宪权——这样的“跨国契约论”与日本国内修宪派所依赖的“自主修宪论”,就形成了相互竞争的关系。那么,在“跨国契约论”与“自主修宪论”之间,应当如何取舍?哪种法理应当优先适用?

按照本文论证的“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的法理适用规则,“跨国契约论”是“特别法理”,应当优先适用。因为,如前所述,“自主修宪论”可以适用于所有国家的修宪,是一个普适性的“一般法理”。但是,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因为特殊的历史机缘,体现为日本人民与世界人民共同协商的结果,是日本人民与世界人民达成的一个跨国

性的、具有国际法性质的跨国社会契约——这种现象,在世界宪法史上具有独特性。正是这样的独特性,使“跨国契约论”成为与日本修宪问题“联系最密切”、“针对性最强”的法理学说,堪称专门解决日本修宪问题的“特别法理”,因而应当在日本修宪问题上优先适用。至于“自主修宪论”,较之于“跨国契约论”,就只能作为“一般法理”了。

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按照“跨国契约论”的解释路径,日本的修宪活动就不仅仅是一国之事,不仅仅是日本的国内事务,不仅仅是国内法事务,而是一^个跨国性事务、国际法事务。回顾历史即可发现,日本现行宪法的制定与实施,本身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国内事务,它是二战的产物,更是二战前、二战中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对外政策结出来的一枚畸形果实。既然日本现行宪法从一开始就与国际社会相关联,那么,日本现行宪法的修改也就与国际社会、国际法相关联。因此,在前文述及的宪法日益走向国际法的大趋势、大背景之下,日本的修宪活动亦应当从国际法的视野中来考察。按照国际法理论,“国际法的首要的和基本的价值是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47}事实上,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就是按照这样的国际法理念而制定出来的。而且,“随着国际社会日益社会化和组织化,原生的国家间体制不断被修正,尽管以主权为支柱的秩序价值的基础地位没有动摇,但以人权为代表的正义价值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日益突出。对国际社会整体的义务概念的出现对国家主权形成挑战和冲击”。{48}本文提出的“跨国

契约论”,亦可以看作是对这种“国家对国际社会整体的义务”的一个论证。因而,倘若超越日本国内的视界,倘若从国际社会、国际法的层面来看,较之于日本国内护宪派所秉持的“永久和平论”,思想基础深厚的“跨国契约论”能够为日本修宪问题提供更优越、更坚实的法理依据。

五、结论

本文以由来已久、至今愈演愈烈的日本修宪问题作为切入点,以法律效力理论中的“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国际私法中的“最密切联系原则”作为原型,在法理适用规则的层面上,论证了一个新的命题:“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这个命题的价值与意义在于:为各种各样的法理解释系统之间的冲突提供了一个可供遵循的规则,为众说纷纭的法理学说做出了某种有序化的处理。

日本修宪问题正好可以作为检验“特别法理优于一般法理”这一法理适用规则有效性的典型事例。在针对是否应当、是否可以修改和平宪法的问题上,日本国内有两种主要观点:要求修宪的修宪派,以及反对修宪的护宪派。前者的法理依据是“自主修宪论”,后者的法

理依据是“永久和平论”。然而,根据“特别法理”与“一般法理”的二元划分,以及“特别法理”的发现、确立机制,在“自主修宪论”与“永久和平论”之间,“永久和平论”具有“特别法理”的特征,应当优先适用。因而,就日本国内的两种观点来看,“永久和平论”及其支撑的护宪派的观点与实践,具有更坚实的法理基础。

然而,如果超越日本国内的两种观点,以安倍晋三的“不需要向邻国解释”的立场来看,尤其是以国际社会反对修改和平宪法的观点来看,与修宪派的“自主修宪论”形成竞争的法理学说可以归纳为“跨国契约论”。按照“跨国契约论”的解释框架,日本现行宪法并不仅仅是日本国家意志的体现,它本质上是日本国内的和平力量与世界的和平力量达成的一个“跨国社会契约”。因而,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具有“跨国社会契约”的性质,同时还具有国际法的性质。由于“跨国契约论”与日本现行宪法之间具有“联系最密切”、“针对性最强”的关系,因此,“跨国契约论”应当作为解释日本修宪问题的优先适用的“特别法理”。与之相对应的“自主修宪论”,则只能作为不能适用的“一般法理”。换言之,就世界范围来看,“跨国契约论”能够更好地解释日本当前的修宪问题。

(责任编辑:徐爱国)

【注释】

{1}“安倍称日修宪不需向邻国解释”,载《京华日报》2013年5月3日,第21版。

{2}在日本,要求修改1946年颁布的和平宪法(尤其是其中的第9条)的观点,并不是安倍晋三的个人观点,而是一个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观点。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鸠山一郎首相、岸信介首相、中曾根康弘首相、小泉纯一郎首相、小泽一郎议员、北冈伸一教授一直到现在的安倍晋三等首相、议员、学者,都是不同时期修宪派的主要代表。

{3}龚祥瑞:《比较宪法与行政法》,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页107。

{4}王世杰、钱端升:《比较宪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页329。

{5}《朝日新闻》2000年2月26日。

{6}《朝日新闻》电子版,访问地址:http:

//www.asahi.com/politics/update/0509/TKY201305080912.html,最后访问日期:2013年5月9日。

{7}《读卖新闻》2013年5月3日。

{8}日本弁護士連合会:“憲法第96条の発讓要件缓和に反対す

る意見書”,访问地址:http://www.

nichibenren.or.jp/library/ja/opinion/report/data/2013/opinion_130314_2.pdf,最后访问日斯:2013年5月10日。

{9}(日)杉原泰雄:《宪法的历史:比较宪法学新论》,吕昶、渠涛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版,页177-178。

{10}同上注,页7。

{11}(德)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何兆武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页99。

{12}张旭:“论康德的政治哲学”,《世界哲学》2005年第1斯。 {13}顾建亚:“„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适用难题探析”,《学术论坛》2007年第12期。

{14}(美)考文:《美国宪法的“高级法”背景》,强世功译,三联书店1996年版。

{15}关于“大同”理想的早期表达,集中体现在《礼记·礼运》篇:“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关于“大同”理想的晚近表达,代表性论著有康有为:《大同书》,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

{16}参见于飞:“最密切联系原则的发展与适用”,《法律科学》1995年第5期。

{17}所谓“文明的冲突”,除了背后的现实利益之外,从言辞来看,表现为不同法理之间的冲突、不同解释系统之间的冲突。

{18}详见俞荣根:“天理、国法、人情的冲突与整合——儒家之法的内在精神及现代法治的传统资源”,《中华文化论坛》1998年第4期。

{19}(美)塔玛纳哈:《论法治:历史、政治和理论》,李桂林译,武汉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页161。

{20}(英)詹宁斯、瓦茨修订:《奥本海国际法》,王铁崖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页25。

{21}(英)伊恩·布朗利:《国际公法原理》,曾令良等译,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页17。

{22}张文显主编:《法理学》,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页132。 {23}沈宗灵:《比较法总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页145、262。

{24}法国比较法学家达维德在论及英国的法理学说时指出:“格兰维尔、布雷克顿、利特尔顿、科克的各种著作曾经具有这样的威信,以致在法院中被看作是对他们时代的法的陈述,被赋予的权威可与我们这里法律所具有的权威相比。”(法)达维德:《当代主要法律体系》,漆竹生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年版,页368。在达维德的这本著作中,无论是罗马日耳曼法系、社会主义各国法,还是英国法,在论述其“法的渊源”时,都包括了“学说”这种法的渊源。达维德所说的“学说”,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作为法律渊源之一的“法理”。

{25}陈金钊:《法治与法律方法》,山东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页207—209。

{26}参见黄肇炯、唐雪莲:“纽伦堡、东京审判与国际刑法”,《法学家》1996年第5期。

{27}关于此案的学术评论,详见何海波:“何以合法?对„二奶继承案‟的追问”,《中外法学》2009年第3期。

{28}在本文的语境下,这些探索者也许可以统称为法哲学家,与之相对应的法律实践者也许可以称为法律领域内的高级技术专家。进一步的论述可见(波兰)兹纳涅茨基:《知识人的社会角色》,郏斌祥译,译林出版社2000年版。

{29}详见(法)博丹:《主权论》,李卫海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30}关于西方主权学说的文献梳理,可参阅(美)戈登:《控制国家:西方宪政的历史》,应奇等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第一章:“主权学说”。

{31}王世杰等,见前注〔4〕,页29。

{32}(日)篠田英朗:《重新审视主权:从古典理论到全球时代》,戚渊译,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页182。

{33}胡锦光、韩大元:《中国宪法》,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页133。

{34}(法)卢梭:《社会契约论》,何兆武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页14。

{35}“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是美国1787年宪法序言的第一个词组,其法理意蕴是,这部宪法是“我们人民”制定的。当代美国学者正是以这个颇具象征性的表达方式为题,写成了一部宪法学著作,详见(美)阿克曼:《我们人民:宪法变革的原动力》,孙文恺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36}鲁义:“日本修宪动向的由来与发展——以宪法第9条为中心”,《日本学刊》2000年第3期。

{37}龚祥瑞,见前注〔3〕,页126—127。

{38}布朗利,见前注〔21〕,页38—39。

{39}詹宁斯等,见前注〔20〕,页32。

{40}(奥)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沈宗灵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页357。

{41}同上注,页385。

{42}同上注,页388。

{43}同上注,页402。

{44}(奥)凯尔森:《纯粹法理论》,张书友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页135。

{45}林来梵:《宪法学讲义》,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页83。 {46}韩大元:“试论宪法修改权的性质与界限”,《法学家》2003年第5期。

{47}王秀梅:《国家对国际社会整体的义务》,法律出版社2009

年版,页195。

{48}同上注,页193。

范文四:一般现在时的特殊用法 投稿:黎柕柖

一般现在时的特殊用法

① 时间状语从句,条件句中,从句用一般现在时代替将来时

When, while, before, after, till, once, as soon as, so long as, by the time, if, in case (that), unless, even if, whether, the moment, the minute, the day, the year, immediately

He is going to visit her aunt the day he arrives in Beijing. 他一到北京,就去看他姨妈。

典型例题

(1) He said he ________me a present unless I_______ in doing the experiment.

A. had not given; had not succeeded B. would not give; succeed

C. will not give; succeed D. would not give; will succeed.

答案B. 在时间,条件或让步主语从句中一般不用将来时。本题有He said,故为过去式。主句用将来时,故选B. 此处用一般过去式代替了过去将来时。

(2) 表示现在已安排好的未来事项,行程等活动。

The museum opens at ten tomorrow. 博物馆明天10点开门。(实际上每天如此。)

② 用一般现在时代替过去时

1 )“书上说”,“报纸上说”等。

The newspaper says that it's going to be cold tomorrow.

报纸上说明天会很冷的。

2) 叙述往事,使其生动。

Napoleon’s army now advances and the great battle begins.

现在拿破仑的军队大举进攻,战斗马上要打响了。

③ 用一般现在时代替完成时

1) 有些动词用其一般现在时可代替完成时:

hear, tell, learn, write , understand, forget, know, find , say, remember. I hear (= have heard) he will go to London.

I forget (=have forgotten) how old he is.

2) 句型 “ It is … since…”代替“It has been … since …”

3) It is (= has been) five years since we last met.

④有些动词用其一般现在时可代替现在进行时

1) 句型:Here comes… ; There goes…

Look, here comes Mr. Li.

快看,李先生来了。

Be careful! Here comes the bus.

当心,汽车进站了。

范文五:选择适用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几个问题 投稿:邱殯殰

2008年5月第3期(总第148期)

宁夏社会科学

SocialSciencesinNingxiaNo.3.May.2008Gen.No.148

选择适用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几个问题

杨登峰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江苏南京 210097)

摘要:“特别法优于一般法”是解决一般法和特别法之冲突的基本规则,认定何为特别法是适用这一规则的前提。辨识二者不应从规范所调整的事项出发,而应着眼于规范自身的构成要素。《立法法》将“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限于“同一机关制定的”规范,但该规则也可适用于不同机关制定的特别法与一般法。对“旧特别法”与“新一般法”可按“旧特别法优于新一般法”规则适用,这较现行的“裁决”制度更为妥当。

关键词:一般法;特别法;新一般法;旧特别法;选择适用

中图分类号:D905.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0292()03  特别法与一般法之间的冲突是最常见的一种法律冲突。对此,我国《立法法》第八十三条规定:“定的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由全国人民。行政法规之间对同一事项的新的一般规定与旧的特别规定不一致,不能确定如何适用时,由国务院裁决。”从而确立了解决这一冲突的“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和“裁决”制度。

但是,上述规则和制度仅适用于“同一机关制定的”一般法和特别法,不同机关制定的法律规范之间会不会也形成一般法和特别法?如果形成,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却悬而未决。再者,针对新一般法与旧特别法的“裁决”制度以“不能确定如何适用时”为前提条件,哪些能确定如何适用,哪些不能确定如何适用?能确定如何适用的,如何适用?这些问题也付之阙如。即便是就“同一机关制定的”法律规范,要正确适用“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也必须先准确认定谁是一般法,谁是特别法,从而需要确定判断的基准。这些问题决定着“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的效力范围和适用条件,是适用这一规则必须解决的。本文分“一般法与特别法的确认”、“关于不同机关制定的一

收稿日期:2008-02-25

作者简介:杨登峰(1965-),男,宁夏西吉人,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博士,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

行政法和法律适用。

—19—

”三个部分关于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判断基准,国内学者很少论及,一般都是给二者下个简单的区别性定义。如有人认为:“所谓特别规定,就是根据某种特殊情况和需要规定的调整某种特殊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所谓一般规定,就是

[1]293

为调整某类社会关系而制定的法律规范。”这一定义

只是用特殊社会关系、一般社会关系代替了特别法和一般法,结果使概念更为抽象,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还有人认为:“一般法是指在时间、空间、对象以及立法事项上做出的一般规定的法律规范,特别法则是与一般法不同的适用于特定时间、特定空间、特定主体(或对象)、特定事项

[2]51-52(或行为)的法律规范。”这一定义着眼于法的效力

范围,当法律规范的时间效力、地域效力和对人效力存在差别时,以这种方法解决问题也是可行的。但是,当两个法律规范的这三种效力相同时,要分辨“特定事项”和“一般事项”有时却比较困难。所以,单靠这些简单的定义尚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

一般法和特别法是针对法律规范之间的关系而言的,所以,确定“一般法”与“特别法”应从法律规范本身入手,去研究特殊社会关系(特殊事项)与一般社会关系(一般

事项)在法律规范结构上的反映。法律规范一般由事实构成和法律效果两个要素构成,所以下面的讨论先从法律规范和法律效果方面进行。

(一)从事实构成的观察

[3]146-147

系才必然会排除一般规范的运用”。也就是说,仅

仅构成要件之间的包容关系并不能成为一般与特别关系存在的充分条件。这可从下例得到说明。《合伙企业法》第九十六条规定:“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或者合伙企业从业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应当归合伙企业的利益据为己有的,或者采取其他手段侵占合伙企业财产的,应当将该利益和财产退还合伙企业;给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以分号为界,这一条文可分为两个规范。单从字面含义看,第二个法律规范的事实构成比第一个法律规范多一个,即“给合伙企业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但是,如果将它归为特别法,则当构成要件成就时,就可排除第一个规范的适用。问题是,如果排除第一个规范的适用,违法人就可以不返还侵占的利益或财产;当侵占的利益和财产的数额大于赔偿额时,违法人依然可以从违法行为中获利。这不符合立法旨意。显然,第二个规范并不是要排除第一个规范的适用,而只是对第一个法律规范予以补充。两个规范,虽然在事实构成上存在包容关系,但不能算是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关系,而是补充和被补充的关系。

由此可见,,系,立,被包容的为一般法。

)构成要件交集的情形

法律规范的事实构成,在形式上,表现为一个法律概念;在内容上,反映着一个法律事实(包括行为和事件)。法律事实不同于生活事实,首先,它是立法者基于一定的立法目的和价值判断对生活事实的“剪裁”和抽象,是表现为形式化、符号化的特定概念。其次,它不是一个单一体,而是一系列要素的组合,即一个“构成”。

既然事实构成是一系列要素的组合,且其构成要素具有法律的规定性,则我们可以尝试将两个法律规范的事实构成之间,也就是概念之间的特别与一般关系,透过构成要素之间的关系表达出来。

设有两个法律规范G1和G2,其中,法律规范G1的事实构成要素为a、b、c和d,法律效果为X1;规范G2的事实构成要素为a、b、c、d和n,法律效果为X2,且规范G1和

G2的构成要素a、b、c和d在性质和内容上没有差别,则

法律规范G2的构成要件包含法律规范G1。另设:有两个事实S1和S2,其中,事实S1具备a、b、c、d四个要素,事实

S2具备a、b、c、d和n五个要素。此时,我们可以推出两个

结论:第一,法律规范G1不仅可以适用于事实S1,且可以适用于S2,而法律规范G2只能适用于事实S2。比较而言,法律规范G1比法律规范G2性。第二,由于法律规范G1和G2,,,G2应该属于特别法。

由此可见,在事实构成要件上,二者存在包容和被包容的关系:特别法是包容者,一般法是被包容者。也就是说,一般法的所有事实构成要素都是特别法所具备的,但特别法的事实构成要件中至少有一项是一般法所不具备的。

但是,这是否为一般法和特别法的唯一特征,仍需进一步追问。

(二)从法律效果的观察

至此,已经从法律规范的事实构成和法律效果两个方面对一般法和特别法的认定作了讨论。有待进一步排除的疑问是,在法律效果相互排斥的前提下,两个法律规范的事实构成相互交集时,有无形成一般与特别关系的可能?所谓交集,系指两个法律规范的构成要素部分相同、部分不同,属于相互半包容的状态。

我们的分析还是从分解事实构成要素开始。设若规范G1的构成要件为a、b、c和d,法律效果为X1;规范G2的构成要件为a、b、c和e,法律效果为X2;而且,要件a、b、

c同质同性,法律效果X1和X2相互排斥。则G1和G2的

构成要件相互交集。如果案件事实S具备要素a、b、c和

d,则只能适用规范G1;如果S具备要素a、b、c和e,则只

回答这个问题,须将关注的焦点从法律规范的事实构成转向法律效果。但是,法律效果之间的差别是价值判断的差异,很难说有什么“一般”与“特殊”的问题。比如,一个法律规范规定对某行为罚款50元,另一个却规定罚款

100元;或者,一个法律规范规定对某行为罚款100元,另

能适用规范G2;如果S仅具备要素a、b和c,则既不能适用G1,也不能适用G2。这三种情形下,都不会形成法律冲突。因此,规范G1和G2均不能成为对方的特别法或一般法。

但是,这不等于说法律规范G1和G2在法律适用中不会发生冲突。如果案件事实同时具备要素a、b、c、d和e时,则对该事实就既可适用规范G1,也可适用规范G2。由于X1和X2相互排斥,法律冲突还是会发生。如1986年制定的《矿产资源法》规定了对矿产资源的法律保护。矿产管理部门将矿泉水列为矿产资源,矿泉水的开发利用需按照《矿产资源法》规定的程序办理并征收使用费。

一个却规定拘留10天。两个规范的法律效果虽说不一致,但在50元和100元,或者100元和10天之间看不出谁具有一般性,谁具有特殊性。然而,虽说法律效果之间一般不存在种属关系,但在辨识特别法与一般法的过程中,法律效果并不是毫不相干的因素。

拉伦茨认为,两个法律规范除了构成要件之间存在包容关系外,它们的“法效果相互排斥时,逻辑上的特殊性关—20—

1988年制定的《水法》规定了对水资源的法律保护。矿泉和需要的。对此,《立法法》第七十二条规定:“涉及两个以上国务院部门职权范围的事项,应当提请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或者由国务院有关部门联合制定规章。”两个行政机关联合制定的规章,即便是存在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关系,也等同于一个机关制定的规章,不属于不同机关制定的规章。

那么,国务院不同部门依据不同的法律、行政法规制定的执行性规则之间能否形成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关系呢?从构成要件分析,如果两个上位法之间不存在特别与一般的关系,依据这两个法律规范制定的执行性规则之间不会形成特别与一般关系。但是,如果所依据的上位法之间原本具有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关系,则需进一步讨论。

如果两个部门依据两个不同的上位法制定执行性规则,而两个上位法之间存在一般法与特别法关系,单从这两个规则的构成要件分析,是符合一般法与特别法的特征的。但是,这里需要考虑管辖权因素。由于两个部门的行政权限不同,各自制定的执行性规则只能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有效,而管辖权之间不具有共容性,则这两个规则的构成要件就只能形成交集关系,特别法和一般法关系也就无从形成。

,:,或者地方政府规章根据、部门规章根据特别法制定特别执行性规则,都不会形成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关系;但是,如果部门规章根据上位一般法制定执行性规则,地方政府规章根据上位特别法制定执行性规则,两个执行性规则之间就会构成了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关系。其中,部门规章是一般法,地方规章是特别法。

(二)对异位阶法律规范的分析

水自然也属于水。水管部门就把矿泉水纳入它管理的范围,对地下水的开发利用征收使用费。这样,对矿泉水的利用就出现了两个部门争夺管理权、收费权的结局。此种情形,是否可以按照“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予以处理。如果可以,谁是特别法?

如果案件事实的要素大于法律规范的构成要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是否将该法律规范作扩大解释,从而使该规范适用于该事实。如果两个法律规范都可以适用于该事实,则需进一步按照体系解释的方法,排除适用结果上的冲突。所以,法律规范构成要件交集的情形,处理的是规范与事实的关系问题,属于法律解释学的范围,不属于特别法与一般法的范围。

如此一来,对特别法与一般法的确认,就只能锁定在前述两个标准上。

二、关于不同机关制定的一般法与特别法

不同机关制定的法律规范有无可能形成特别法与一般法关系?问题的回答主要取决于我国不同立法机关享有的立法权限之间的关系。一般法和特别法的关系是规范同种类事项的两个法律规范之间的关系。因此,不同机关制定的法律规范要形成一般与特别关系,须以对某事项享有共同的立法权限为前提。不同机关制定的法律规范可分同位阶的和不同位阶的两类。所以,对于问题的研究可分两步走。

(一)、①。首先分析

第一类。

《立法法,国务院各部门的立法权限是,在各自的权限范围内,为执行法律或行政法规等制定执行性规则。而各部门根据上位法制定执行性规则的情形有二:一是根据同一个上位法;二是根据不同的上位法。那么,根据同一个上位法制定的规则之间能否形成一般法与特别法关系呢?

不同部门针对同一个上位法制定的执行性规则,其构成要件应该是相同的。因为,“执行性规定”一般属于办事流程或是对有关法定幅度的具体化,不属于法律创

[4]177,181制。不过,国务院各部门只能在各自的行政权限范

异位阶法律规范因立法机关处于不同位阶而形成。下位阶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规范可分为依职权制定的

“职权性规则”和依上位法制定的“执行性规则”两类。下

位阶立法机关制定“职权性规则”一般以上位法没有规定为前提,因而“职权性规则”不会与上位法形成特别法与

③一般法的关系。

至于不同位阶立法机关制定的“执行性规则”,应分两类来分析:首先是法律、执行法律的行政法规以及执行法律、行政法规的部门规章之间的关系。这种不同位阶的法律规范之间,主要是具体化程度的差别,在构成要件上没有变化,因此不构成一般法与特别法的关系。其次是法律、行政法规与执行性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之间的关系。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仅在特定地域有约束力,所以它们的构成要件多于法律和行政法规的构成要件;但在法律后果上,由于执行性地方性法规和规章也是对法律、行政法规的具体化,彼此之间仅存在具体化程度的差异,所以,只能构成“概括法”与“具体法”的关系。可见,不同层级的

—21—

围内制定规章,该规章也只对其权限范围内的事项有约束力。这为部门规章的构成要件附加了一个要素。

一般情况下,国务院各部门的行政权限不应该交集、重合。即便是多个行政部门对同一事项实施管理,也应该有不同的管理职能。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权责清晰,避免推诿、扯皮。这样,不同机关基于同一上位法制定的不同规则的构成要件之间,由于效力范围不同,只能形成交集形态,而不会形成包容形态,自然也就不能形成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关系。

当然,特殊情况下,行政权限的重叠和交集也是可能

执行性法律规范之间也不可能形成一般法和特别法的关系。

但是,

经济特区授权立法和地方自治立法与此不同。根据《立法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和第八十一条的规定,二者只能在经济特区和自治地方有拘束力,因而其构成要件大于被变通的上位立法。“变通”虽不属于“抵触”,但也不同于“执行”。因此,这些法律规范与被变通的上位法之间势必形成一般与特别的规范关系。

综上,不同机关制定的特别法与一般法有两类:一是国务院部门根据上位一般法制定的执行性规则和地方政府根据上位特别法制定的执行性规则之间形成的特别法与一般法;二是特区授权立法与自治立法的变通规定与被变通上位法之间形成的特别法与一般法。

(三)越权立法形成的“特别法”与“一般法”

(二)中指出,“问题的座谈会纪要》新的一般规定允许旧

的特别规定继续适用的,适用旧的特别规定;新的一般规定废止旧的特别规定的,适用新的一般规定。不能确定新的一般规定是否允许旧的规定继续适用的”,人民法院应终止程序,逐级报请立法机关裁决。然而,这一解释并没有解决问题。如果法律明确规定了新一般法是保留还是废止旧特别法,自然没有问题,但问题在于法律对旧特别法的去留未置可否,如何判断新一般法对旧特别法的态度?

仔细想来,我们所面对的问题其实建立在一个虚假的命题之上,《立法法》第八十五条的规定在逻辑上是矛盾的,对新一般法和旧特别法的选择适用不可能出现“能确定如何适用”和“不能确定如何适用”两种情形。比如,要选择黑豆或白豆喂鸟,一旦我们根据特定的理由作出选择,则以后在鸟食选择上,就不会出现“能确定豆子喂鸟的”和“不能确定豆子喂鸟的”两种情形。新一般法和旧特别法的选择也是同样的道理。根据平等原则,当我们为解决两者之间的冲突有了一种规则的时候,就应该用这种规则解决所有这种冲突,除非有充足的理由颠覆这种规则。因此,如果适用了一个规则,裁决;裁决,”规则

上述结论完全是对《立法法》规定的立法权限进行逻辑分析的结果。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应然状态。问题是,如果在立法实践中,立法主体超越《立法法》规定的立法权限制定法律规范,越权者和被越权者制定的法律规范之间有无形成特别法与一般法的可能性?

越权立法意味着一个立法主体侵入其他立法主体的立法权限内立法。当两个立法主体对同一事项制定法律规范时,很可能发生另类的“一般法和特别法”关系。但是,越权立法为法的统一性原则所不允。按《立法法》第八十七条规定,律规范。当越权立法被撤销,一般法和特别法”。

可见,滤出的两类,。对变通法与被变通法,《立法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已有规定,应根据“变通法优于被变通法”的规则适用。至于依据具有一般与特别关系的上位法形成的特别法与一般法,上位法之间存在的特别与一般关系,已经决定了特别法应优先适用的宿命,完全可以适用“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

,新一般法与旧特别。现在的问题是,能否找到合理地解决“新特别法与旧一般法”关系的适用规则?

必须注意到,针对“新一般法与旧特别法”的裁决制度是我国特有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则按照“旧特别法优于新一般法”规则予以适用。西方就有“后制定的一般法不

废止前特别法”的法谚。这一法谚被英国、美国普通法视

[5]63-64为最基本的规则。德国[6]11、我国台湾地区等也持相

⑤同看法。

“旧特别法优于新一般法”有其合理性。特别法与一般法关系是法律从一般到特殊或从特殊到一般发展的结果,也是“相同的同等对待,不同的区别对待”的平等原则的必然要求。而新法与旧法关系则是法律新陈代谢的结果。如果先针对特殊事项制定特别法,后针对一般事项制定一般法,则新一般法并不当然地改变旧特别法,二者实质上没有形成新旧法律关系。如果先制定一般法,后制定特别法,最后再对一般法进行修改,则本质上是新一般法与“旧一般法”之间形成了新旧法律关系,新一般法和旧特别法在构成要件上的逻辑关系依然保持不变,也未必影响旧特别法的法律效果。因此,单纯“一般法”的变化并不能破坏它与特别法在构成要件逻辑结构上的关系,也未能与特别法形成真正的新旧法律关系。此种情况下,应依旧坚持“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原则,也即“旧特别法优于新一般法”规则。当然,如果立法者明确表示新一般法废止了旧特别法的另当别论。

三、新一般法与旧特别法的适用

(一)《立法法》有关规定的矛盾性

上面两题的讨论没有考虑一般法与特别法在时间上的因素。除了存在于同一法律文件的特别法与一般法外,大量的是存在于不同法律文件的特别法与一般法。在不同法律文件中制定特别法与一般法,不外乎先制定一般法后制定特别法,或者相反。如果先制定特别法后制定一般法,则按照“特别法优于一般法”规则就应适用作为旧法的特别法,按照“新法优于旧法”规则就应适用作为一般法的新法,从而使两个调解法律冲突的适用规则之间也发生冲突。《立法法》第八十五条规定的“裁决”制度便是解决这一冲突的,但这一制度以“不能确定如何适用”为前提。这样,确定“能”与“不能”的边界便成为关键。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规范—22—

(三)对“裁决”制度的反思法律,或是涉案当事人及法律适用机关对此没有提出过“裁决”申请或申请了不了了之。第一种原因不大可能。人类对于事物的认识,或是从特殊到一般,或是相反。虽然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时期可能会偏重其一,但绝不会仅采用其一,尤其以一部法律的颁布为分界线。如果“裁决”制度只能作壁上观,又无相应的规则可循,法律适用的统一性必为其害。

相反,如果确立“旧特别法优于新一般法”规则,则这些弊端尽可避免。适用规则是一种法律规范,不是法律解释技术或推理方法,具有一般法的强制力,是所有法律适用者必须遵循的。因此,用这一规则解决该冲突,自然不会造成法律适用的混乱,只不过给立法者赋予了一种责任:如果要用新的一般规定废止旧的特别规定,就必须事先予以明确,否则旧特别法依然有效。而立法者承担这种责任是自然而然的。法的安定性和统一性是法治的基本原则。维护这些原则是立法者自始至终承担的义务。“裁决”制度将这一义务的履行置于立法之后,而“旧特别法优于新一般法”制度将这一义务置于立法之时。费时费力都是一样的,只是给法律适用者和当事人免去了很多麻烦,提高了立法、总而言之,;“”。

既然”旧特别法优于新一般法”是一个传统的、国际上通行的且理性的规则,我国《立法法》为什么采用“裁决”制度呢?“裁决”制度显见的优势是保证了立法者对此类法律问题的解释权,以便维护法律适用的统一性。但这一制度却存在以下不足:

首先,“裁决”制度等于是允许立法者嗣后为特定案件提出解决办法,具有“个案立法”或“溯及立法”的特性,有损法的普遍性和安定性。法的普遍性和法的安定性都是法的内在要求

[7]214-219[8]40-107

,也是我国法制应遵循的

原则。法的安定性要求,法律必须字义明白不含糊,含义明确不矛盾,不朝令夕改,不溯及既往[9]547-548。“裁决”制度的设立,一定程度上是对立法者制定不确定的法律规范的宽容和放纵,实际上等于把立法者的责任转变为一种特权。

其次,“裁决”制度会影响诉讼效率,危及法的正义性。“裁决”需要逐级上报,不论有无逐级上报和“裁决”的期限,都会延长诉讼的时间。然而,长久的裁判是恶的裁判,诉讼延迟等同于拒绝裁判,即所谓迟到的正义是非

[10]17

正义。

第三,“裁决”制度的目的在于维护法律适用的统一,但如果难以有效运作,反而会危及法律适用的统一性。《立法法》制定已有7年了,“裁决”程序却鲜见启动。究其因,或是《立法法》制定后,注释:

》第②参见《》第56条,第64条,第71条,第73条。③参见《立法法》第56条,第64条,第71条,第73条。

④“Lexposteriorgeneralisnonderogatlegispriorispecialis.”BryanA.Garner,Black’sLawDictionary,WestGroup,

ST.Paul,Minn.7ed.1999:1615-1701.

⑤台湾地区《“中央”法规标准法》第16条。参考文献:

[1]乔晓阳.立法法讲话[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

[2]汪全胜.特别法与一般法之关系及适用问题探讨[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6(6).[3]〔德〕拉伦茨.法学方法论[M].陈爱娥,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4]曹康泰.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释义[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

[5]P.S.AtiyahandRoberts.Summers,FormandSubstanceinAnglo-AmericanLaw[M].ClarendonPress,Oxford,

1987.

[6]〔德〕G.平特纳.德国普通行政法[M].朱林,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7]RazJ.TheAuthorityoflaw:EssaysonLawandMorality[M].ClarendonPress,1979.[8]〔美〕富勒.法律的道德性[M].郑戈,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9]陈新民.德国公法学基础理论(下册)[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

[10]〔意〕莫诺卡佩莱蒂等.当事人基本程序保障权与未来的民事诉讼[M].徐昕,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责任编辑  李保平)

—23—

范文六:森林形式美的一般法则和特殊法则 投稿:许鐥鐦

第1 2卷第 1期  2  2年 3月 0  1  

南 京 林 业 大 学 学 报( 文 社 会 科 学 版) 人   Ju a o  aj gF rsyU i rt H m ntsadSc l c n e E io ) o r l f ni  oet   nv sy( u aie n oi  i cs dt n  n   N n r ei i  aSe   i

Vo _ 2 N .   l1   o 1

Ma r.20 12   

森 林 形 式 美 的一 般 法 则 和特 殊 法 则 

苏祖 荣 

( 建 林 业 职 业技 术 学 院 , 建 福 福 摘 南平 330 ) 50 0 

要 : 林 关 的构 成 要 素 包括 内容 和 形 式 两个 方 面 。 内容 需要 形 式 借 以 呈 现 , 式 需要 内容 得 以 深 刻 , 森 形 以达 

到 生命 、 生态的 内涵关与精致 而又恢 弘形式 关的统一。形式 美既遵循 对称 、 比例 、 齐一 、 均衡等 一般 美学法则 ,   又遵循非对称 、 非规 则、 非整体性等特殊 美学法则。特殊 美学法则并 不排 斥一般 美学法则 , 一般 美学法则也 不  排斥特殊 美学法则。森林属大地艺术 , 在呈现非对称 、 非规 则、 非整体性 的 同时, 总保持 自然本 身的秩序 、 节奏  和韵律 ; 同样 , 在表达对称、 比例 、 齐一的 同时 , 又总呈现不 同时空条件下的 变化 、 异和不确 定性 。这是森林 美  差

的悖 论 , 是 森 林 之 关 的 所在 。 也  

关键词 : 林 ; 式 关; 则 森 形 法  

中 图分 类 号 : 8 0  B 3— 5

文献 标 识 码 :   A

文 章 编 号 :6 1 15 2 1 ) 1 06—0  17 —16 ( 02 O —06 6

形式 美 的构 成 依 托 一定 的 自然 物 质 材 料 , 否 

不 能例外 , 要 有 森 林 美 的 内涵 ( 既 内容 ) 又 要 有  , 表 现这 一 内涵 的外 在形 式 。黑格 尔在分 析 美 的构 

则 人们 无法 感知其 存在 。这些 自然 物质 材 料指 自   些 因素 组合 的规 则为 对称 、 比例 、 齐一 、 律 、 节 多样  统一等, 所呈 现 的感 性形 式 给予 人 审 美 感 受 。所  谓 的视 听 冲击 或震 撼 , 的正 是形 体 色彩 作 用 于  指

眼睛 和声音 韵律 作用 于耳朵 产生 的结 果 。 眼睛感 

然界中的形式因素, 如形体、 色彩、 声音等 , 以及这  成 要素 时认 为美 的要 素可分 为两种 :一 种是 内在  “

的, 即内容 , 另一 种 是外 在 的 , 内容 借 以现 出意  即

蕴 和特 征 的东西 。 ¨2 就 是 说 , ” ]这 5 要用 外 在 、 现  显 和感性 的形 式来表 达 内在 、 命 和生态 的 内容 , 生 达  到 内容和形 式 的统一 。  

知物 体表 面的 光 波谓 之 视 觉 , 膜 接 收 物体 震 动

  耳

产生 的声波 谓 之听觉 。形体 、 彩 、 音 这些 感性  色 声 形式 , 可 以撇 开 内容 , 有 独 立 的 审美 意义 , 既 具 又  能与 内容 一致 , 达到形 式 与 内容 的统 一 。  

形 式美 是人 们长期 生产 实践 包括 审美 实 践 的  产物 , 是人类 文化 积淀 的成 果 。构 成形 式 美 的形 、   色 、 等诸 因素 , 来 就 存 在 于 自然 界 , 自然 生  声 本 是

命 的形式 。 同样 , 形式 美 的法则 , 如齐 一 、 例 对称 、  

关 于 形 式 美 

任何 一种 美 的事 物 , 有 其 内容 和 形 式 两 种  都

对比、 均衡 、 奏 、 谐 、 样 统 一 等 , 源 于 自然  节 和 多 也 界生 生不 息 的运 动 , 万 物生 存 在 不 同时 空 中的  是

有规 则 的呈现 。   形式 美 的 特征 主要 有 : 1 形 式 美 具 有 相 对  ()

美 。 内容是构 成 事 物 的一 切 内在 要 素 的 总 和 , 是  事 物存 在 的基 础 。形式 是构成 内容 诸要 素 的 内部  结 构或 内容 的 外 部 表 现 方 式 。 内容 和形 式 的关  系, 一般 来说 是 内容决 定 形 式 、 式 为 内容 服 务 ; 形  

的独立性 。形 式 美 源 于 自然 界 , 人 们 一 旦 从 自 但  

然 界抽 离 出来 , 具 有相 对 独 立 的审 美 意 义 。人  就 们 只要 接触这 些形 式 , 就能 引起美 感 , 而无 需 考虑  这 些形 式所要 表 现的 内容 , 佛美 就在 形 式本 身 。 仿  

另一 方 面 , 式 又反作 用于 内容 , 就要 求 有合 理  形 这

当人 们 在欣 赏 人 工林  的外在形式 , 以求表达内容 的真实性。森林美也  对 森林 美 的欣 赏也 是 如 此 ,

收 稿 日期 :0 0—1 2  21 1— 8

作者简介 : 苏祖荣 , , 男 福建福清人 , 福建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客座教授 , 高级工程师 , 研究方向 : 森林文化 。  

6 —   6

21 0 2年

总第 4 5期 

苏祖荣 : 森林形式美 的一般法则和特殊法则 

景 观美时 , 最先 进 入 审 美视 野 的是 色 彩 的 青 翠 一  色 和线条 的整 齐 划 一 , 不在 意 人 工 林 属 哪 个 树  并

形象 的形 式就 成为 起赋予 定 性作 用 的统 一 。 儿   ” 乃

就 其形式 而 言 , 简单 的重 复 和 从错 杂 中见 重 复  有 两 种方 式 。人们 在 重 构 人 工林 时 , 用 的是 简 单  运 重 复这一 形式 法则 。同一树 种 、 同一树 龄 、 同一 规  格 的树 苗 , 照标 准 距 离 种 植 , 断重 复 , 格 统  按 不 规

种、 其经 济效 益 如何 等 内容 。形 式 美 在 审 美 中 的  特 殊作用 , 形 式 美 具 有 相 对 独 立 的 审 美 特 征 。 使   () 2 形式美 具 有抽 象

性 。形 式美 是 人们 从 众 多 美  的形式 中抽象 出来 的某 种共 同特征 的形 式感 的东  西 。这 种形式 感 的东西 在摆脱 具体 事 物 的约束 而 

逐渐演 变 为抽象 形 式 , 图案 化 、 律 化 、 范 化  如 规 规

整齐划一 , 以便 林 业 经 营措 施 的 实施 , 获得 最 

佳 的经 济效 益 。行 道 树 、 防护林 带 、 色 通道 的 营  绿

造, 虽然也 倡导 多树种 混交 , 但在 某一 地段 仍 选 择 

等, 即演 变成 单 纯 的 色 和线 等形 式 因素 的有 规 律  组合 。正 因为形 式 美 具有 抽 象 性 的美 学 特 征 , 人  们在欣 赏形 式 美 时 , 不像 欣 赏 一 个 具体 的美 的事  物那样 , 人一 种 比较 确定 的意 味 。审美 主体 体  给 验 的不 确定 性 , 因而使 形 式 美 具 有极 大 的适 应 性  和变化 的可 能性 , 之 适 应 表 现 各 种 事 物 的 美 。 使   ( ) 式美具 有 时代 性 。形 式 美 的各 种 表 现形 式  3形 并非 凝 固不变 , 代 的 发展 变 化 不 断 地 赋 予 它新  时 的因素 , 造 成 形 式 上 的更 新 , 并 以适 应 时 代 的 需 

要 。迅 速 推进 的工业化 要求 形式 美要 随 之发 生 变  化, 因此 , 我们对 形式 不能仅 仅停 留在 整 齐 、 称 、 对  

某 一树 种作 为 当家树 种 , 并按 等 同距 离 种 植 。人  工林单 一 树 种 有 规 则 的不 断 重 复产 生 的 整 齐 划 

简 洁 明 快 的 美 感 , 所 有 人 工 林 的 共 同 的 特  是

征 。整齐 一律 的另 一 形 式 是 从 错 杂 中见重 复 , 如  人工林 中的有 规则 的株 行 混 交 或 团块 混交 , 一  每 组形 成一个 层次 , 各层 次形 成重 复 , 现 出整 齐 划  表

的美 。  

( ) 二 对称 均衡 

对称 均衡 是体 现事 物各部 分之 间组 合关 系的  最普 遍法 则之一 。对 称是 指两个 以上 相 同或相 似 

的事 物加 以对 偶 性 的 排列 , 大多 以一 条 中轴 线 为 

均衡 等一 般法 则 的理 解 上 , 突 破 形 式 的 一般 法  要 则 的约束 , 认识 并 理 解 非对 称 性 、 规则 性 、 整  非 非

体性 等特 殊法 则 。只 有 这 样 , 们 才 能 真 正欣 赏  我

中心 , 左右 两侧 等距 , 绿量 设 置平衡 或相 等 的布 局 

而形成统一和谐 的整体美。树木 以树干为 中心,  

其 两侧树 冠对 称 均 衡 ; 叶片 、 朵 、 实也 有 明显  花 果

到天 然林 的深绿 、 原始 和古 朴 以及 它 呈现 的杂乱 、  

狂野 和蛮 荒 的美 学 风格 。  

的对 称性 , 中轴 割 开 , 侧 大 致 等 同 ; 带 、 从 两 林 道  路、 渠道两 侧 的绿化 设计 , 其树 种 和数量 的安排 也  大致

相 同或 相等 。 目前 , 现代 公 园 布局 大 多 有 明  显 的 中轴 , 向左 右两 侧 对 称 展 开 。但 对 称 不 是  并 简单 的等 同或 相 等 , 自然 界 中没有 两 片 叶片 是 相 

同的 , 承认 差 异 、 化 , 也是 均衡 。 变 这  

二 、 式 美 的一般 法 则  形

森林 是 自然 物 , 人 类 在 认 识 和 利 用森 林 的  但 过程 中产 生人 工 林 。这 样 森林 可 分 三类 : 是 自 一  

然 塑造 的天然林 ; 是人工 营造 的人 工林 ; 是 介  二 三

于 天然林 和人 工林 之间 的天然 残次林 。人工 林 如 

均衡 指对 应 双方 在形 式 上 虽 不 一 定 对 称 , 但 

在 分量 上是 均 等 的 。它 是对 称 的一 种 变 态 , 对  是

用 材林 、 济 林 、 护 林 、 带 林 网 、 园 和 园 林  经 防 林 公 等, 主要遵 循形 式美 的一般 法则 。2  [4 】埘 

( ) 齐一律  一 整

对 称 的破坏 。例 如舞 动 的树 叶 , 似不 对 称 , 看 呈现  的是变化 的均衡 , 既不失 稳定 , 又显 得 生动活 泼 。  

( ) 比调 和  三 对

整齐 一律 是 由有 规则 的重 复产 生 。这是 最 简  单 和通行 的一 种 形 式 美 , 各种 物 质 材 料 按 相 同  是 的方式排 列 而 形成 的简 单 的重 复 。黑 格 尔 指 出 :  

“ 齐一 律一 般是外 表一 致 的重复 , 整 这种 重复对 于 

对 比与 调和 反 映 事 物 矛盾 着 的两 种 状 态 , 但  这 两种 具有 明显差 异 的 因素相互 组合 在 一起 产生  的反差 , 令人 产生 鲜 明、 目和振奋 的感受 。这  却 醒 样 的反 差有 树干 的高 大与矮 小 , 通直 与 弯 曲 ; 色彩 

6 —   7

南 京 林 业 大 学 学 报 (人 文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1 2卷

第 1 期 

的深 绿与 浅绿 , 调 与 暖 调 ; 冷 质地 的 润湿 与干 燥 ,   粗糙 与精致 等 。如树 木开花 时 , 绿丛 中一点 红 , 万  

花 的红色 与 叶的绿 色 形 成 的对 比反 差 ; 季 落 叶  秋

三 、 式 美的特 殊 法 则 形  

森林 属 于 大 地艺 术 。因 而 , 森林 形 式美 还 遵  循 一些 特殊 的法则 。2  ¨4 ]

( ) 一 非对称性 

时 , 叶林 与落 叶林 的对 比反 差 ; 针 红枫 同其 他树 木  色彩 的对 比反差 等 , 都符合 对 比调和 的法则 。“ 大  漠孤 烟直 , 长河 落 日圆 ” 把 两个 明显 对 立 的 因素  , 组合在 一起 , 现 出景 象对 比的鲜 明反 差 , 收到  呈 能

强烈 的审美 效果 。  

( 比例 关 系  四)

树 木在 静风 和空 间充裕 条件 下 , 长 正 常 , 生 其 

树 冠基 本是 对称 的 ; 在 自然 条件 下 , 但 由于 生态 环 

境 限制和激 烈 的物 种 竞

争 , 中树 木 多数 被 压 抑  林 成偏冠 和非 对 称 的 。在 风 的作 用 下 , 风 面 的树  迎 冠呈旗 形状 , 悬崖 边上 或岩石 上林 木林 冠 也各 异 ,  

比例是 “ 系 的规 律 ” 指 事物 形 成 的整体 与  关 , 部分 、 部分 与部 分 之 间 合 乎一 定 数 量 的关 系 。树 

木 的结构 和树 木 各部 分 之 间 , 一 种 数 的 比例 关  是

它们都 表现 出非对 称 性 。中 国 的皇 家 园林 , 往  往

中轴线 明显 , 对称 布置 。现代 公 园亦如 此 , 强调 中 

轴线对 称 , 凸现 几 何线 条 。但 中国 私人 园林 则 以 

“ 天人 同构 ” 为理 念 , 尚 自然 , 山 就势 , 路 曲  崇 依 道 折 , 木参 差 , 草凄 迷 , 强调对 称美 , 树 花 不 而是 在 曲 

系 , 个符 合 比例 的数 的关 系 。严 重 的 比例失 调 , 一  

就会 出现 畸形 , 畸形 在 形 式 上 是 丑 的 。人们 之 所  以感 到某 一树 木 美 丽 , 显然 在 于 树 木 的 结构 和各  部 分之 间的 比例 恰 当、 称 。树 木 能 给 人 一种 稳  匀

径 通 幽 中、 在非对 称性 中追求 一种 自然 美 。  

( ) 二 非规则 性 

定感 , 于树 干一 侧 枝一分 枝 , 形体 和 重量 按 比  在 其 例逐 渐递减 , 成一 个 直 立 分 叉 的稳 定结 构 。至  构 于 叶片 的圆形 ( 叶 乌柚 ) 三 角 形 ( 杨 ) 菱 形  圆 、 加 、

( 乌柚 ) 椭 圆形 ( 叶树 ) , 、 香 等 与其 说是 对 圆形 、 三 

与人工 林按 经 营 目的设 计 的等 距 离 种 植 , 形 

成规 整划一 的林 相不 同 , 天然 林 或 天 然 残 次林 的 

树木 分布是 随 机 、 团块 、 距 不 等 的 , 行 的是 非  间 通 规则性 。树 木 的 主干 也 并 非 株株 都 通 直 圆满 , 更  为普 遍 的是 被 挤 压 、 扭 曲的树 木 。各类 灌 丛 和  被 附生 寄生植 物 , 们或 甘居 下 层 , 攀 援 寄 生 , 它 或 或  匍 匐低下 , 或跻 身夹 缝 , 了生存 表现 出非凡 的生  为

态智 慧 。也 正 因 如此 , 同种 类 、 同层 次 的乔 、 不 不   灌、 草相互 交叉 , 相互 叠加 , 而构建 起 森林 大厦 。 从  

角形 、 菱形 、 圆形 等几何 图形 的接 近 , 如 说是  椭 不

内含一种 数 的关系 。  

( ) 奏韵律  五 节

节奏 指客 观事物 在运 动过 程 中的有 规律 的反  复 。它一 般有 两种状 态 : 一是 时 间上 的节奏 变化 。   无论 天然林 或 人 工 林 , 中显现 出 的周 期 性 节 奏  林 变 化和韵 律 , 寂静 的 山林 带 来 动 感 。如 晨 昏森  给 林 色彩淡 浓 变化 , 四季 森 林 季 相 差 异 变化 , 幼林 、  

在 这里 , 高法 则是 生命竞 争法 则 ; 行

的是 非 规  最 通 则 性 , 则性 消 隐后 退 , 规 则 凸 现 生命 活力 , 规 非 显 

现 美 的真 谛 。   ( ) 完整性 ( 陷和丑 陋 ) 三 非 缺  

中林 、 熟林 、 极 群落 的林 分 自然 演 替 变 化 等 , 成 顶  

均 属森林 在 时间 的延续 中出现 的节 奏 和韵 律 。二  是 外界力 量 给 森林 带 来 的节 奏 变 化 。例 如 风 声 、   雨 声 以及 昆虫 、 鸟类和 动物 的声音 , 能 给森林 带  都 来 节奏 和 韵 律 。在 林 中 , 声 淅 淅 沥 沥 , 重 或  雨 或

整体 性 和完 整性 是 美 学 的通 行 法 则 和 追 求 ,   但 在森林 中缺 陷却 是普 遍 现象 , 如死 节 、 洞 、 空 树  瘤、 虫蚀 、 迹 、 火 风拆 、 开裂 、 曲等 。这 些 缺 陷 、 绕 残  缺 和丑 陋破 坏 了树 木 的 完 整性 和 整 体 性 , 人 们  但 在 评价 和欣 赏森林 美 时 , 从不 因缺 陷 、 缺 和 丑陋  残 的存在 而否认 森林 美 , 反 , 到森 林美 的真 实性  相 看 和生长 过程 的合理 性 , 缺 陷 、 缺和粗 糙 中审视  从 残 出 自然 、 原始 和 质 朴 。而 且 , 恰 是 这 种 破 坏 , 恰 使 

轻 , 徐或疾 , 沉或 细 , 或 或 十分 扣人 心 弦。 “ 打芭  雨 蕉” “ 、 雨滴残 荷 ” 曾 为 诗 人 反 复 吟 唱 。 因此 , , 拍  打 在森 林身 上 的长 长 短 短 的声 音 , 身就 是 诗 歌  本

的节奏 、 曲 的韵 律 。 乐  

6R 一  

21年 02

总第 4 5期 

苏祖荣 : 森林形式美 的一般法则和特殊法则 

人看 到美 的另一 方 面— — 非完整 性 的破 坏美 。完 

花 、 杷 花 、 枝 花 , 纷 扬扬 , 彩 无 比; 树 种  枇 荔 纷 精 松

整 与缺 陷 、 整体 与残 缺 、 细与 粗糙 、 丽与 丑 陋 , 精 美   它们 以一 种夸 张 的对 比呈 现 出本真 状态 。  

( ) 差杂 乱  四 参 在 森林 中 , 遍 看 到 的 是 高 低 参 差 、 小 不  普 大

籽开裂和飞翔 , 惟妙惟 肖; 大风吹起树冠的舞动 ,  

抗 击风 沙树木 身 躯 的 摇 摆 ; 叶 阔 叶林 为 了 自身  落 的生理需 要 在秋季 时 的落 叶景象 , 皆属 散 落飘 零 ,   皆属舞 。诗 人杜 甫 曾用 “ 尽 长 江滚 滚来 ” “ 不 与 无  边落木 萧萧 下 ” 对应 , 相 这是 何等 的壮 观 !宗 白华 

形 态各 异 的树 木 , 是树 木 生 长竞 争 的结 果 。 这  

人 工林 在进 人 中龄林 阶段 , 也会 出现 分化 , 显现 出  高低 和参差 。没有 一 片森林 外貌 和一 株树 木树 冠 

先生在评述 “ 时说道 : 这是最 高的韵 律、 舞” “ 节  奏、 秩序、 理法 , 同时是最高度的生命 、 旋动、 、 力 热 

情 。 l7 落飘 零 是

一 种 自然 之 舞 , 森 林 生 态  ”3  ]散 是 的变 化与 动感 , 是 森林 系统之 生态 美 的呈 现 。 更  

( ) 实相 间  七 虚

是齐一 的 。森林 外在形 态 的参差 、 形 、 糊 和不  分 模 确定性 , 得森林 可 以 同云 彩 、 岸等 自然物 构成  使 海

幅 自然 画卷 。假 如森林外 在形 态是 一个 规 则 的 

几何 图形 , 才 是不 可 想 象 的。 同 时 , 那 这种 参 差 、   杂乱 还表 现在 不 同物 种 、 同形 态 植 物 在 不 同 层  不 次 的交错 和叠 加 。显 然 , 齐 划 一 是 人 为 和 个 别  整

孟子 曰 : 充 实 之谓 美 。 实 , 实 象 , 这 里  “ ” 或 在

指 森林在 自然 界 的真 实存 在 , 括 它 的外 在 形 象  包 和 色相 。然 而 , 有 充 实 和实 象 不 足 以构 成 艺 术  仅 形象 , 空 灵 和 充 实 是 艺 术 精 神 的两 元 ”3  “ L2。苏  J 东坡 诗 :静故 了群 动 , 故 纳万 物 。 美感 的产 生  “ 空 ” 在 于能 空 , 于对物 象造 成距 离 。“ 在 不识 庐 山真 面 

目, 只缘 身在 此 山中 。 与 自然 的疏 离 , 觉 自然 的  ” 倍

现象 , 差 杂 乱 乃 是 自然 普 遍 现 象 和 美 学 法 则 。 参   外 在参差 杂乱 并 不 排 斥 内在 结 构 的 有 序性 , 差  参 杂 乱造成 的变化和 动感 , 合乎 自然美 本 身 。  

( ) 形怪异  五 变

每 一种类 的树 种 的树冠 都可 以看作 相 似 的某 

种 图形 , 圆球形 ( 如 海桐 、 果 ) 尖 塔 形 ( 松 、 芒 、 雪 南  洋 杉 ) 伞形 ( 爪槐 ) 平 顶 形 ( 欢 ) ; 片 也  、 龙 、 合 等 叶 有 圆形 、 扇形 、 形 等 。但 树 木 是 自然 的 产 儿 , 心 非  工 厂流 水线 上 的模 式 化 产 品 , 界 上 找 不 到 两 片  世 森林、 两棵树 木 、 张 叶 片是 相 同 的 , 两 哪怕 是 同一 

亲 切可 爱 。尤其是 雨幕 、 雾幕 、 夜幕 对 森林 的 阻隔 

和间 隔 , 与森林 之 间产 生 距 离 化 、 人 间隔 化 , 景  美

随即诞 生 。例如 云雾 渲染 森 林 时 的若 隐 若 现 , 似  有 似无 , 若 仙境 ; 幕 覆 盖 下 山林 的“ 恍 雨 岭色 千 重  万 重雨 ” 朝 夕 光 影 不 同 产 生 的 “ 色无 定 姿 , ; 山 如  烟 复如 黛 ” 夜幕下 的“ 月松 间照 , 泉石 上 流 ” ; 明 清   等, 皆因 空 灵 产 生 了 美 感 。森 林 之 美 , 隔 帘 看  如

月 , 中看 花 , 得惟 妙惟 肖, 不可言 。 水 显 妙  

( ) 八 多样统 一 

树 种也 是如 此 。 自然 之 手 的造 化 真 是 神 奇 莫 测 !   况 且 在不 同树 种 、 同 生 境 之 间 , 别 是 古 树 名  不 特

木 , 个别 性和 差 异性 可谓 万 千 形 态 、

形 怪 异 , 其 变   令 人 眼花缭 乱 、 为 观 止 。变形 怪 异是 对 比例 关  叹 系美学 法则 的破 坏 , 美 的本 质恰 好 是 对 变 异 的  但 追 求 。树桩 盆景 、 雕 艺 术 , 多采 用 夸 张 、 大  根 大 放

多样统 一 , 表层 面理解 属 一般法 则 , 含两  从 包

种 基本 类型 : 种 是各 种 对 立 因素 之 间 的对 比反  一

差 造成 的统 一 。此 谓 “ 中 见 整 ” “ 中求 同 ”  乱 、异 ,

等手法 凸现 变形 和怪 异 , 引 眼球 , 求 的也 是这  吸 追

种 审美 效果 。  

( ) 六 散落 飘零 

寓多样 与 “ 不一 ” 。因此 , 术 家 总极 力 反 对单  中 艺

的整齐 , 追求 一种 “ 齐 之 齐 ”, 而 不 即在 参 差 中 

求整 齐 。现代 画 家黄 宾 虹 曾认 为 , 画应 使 不 齐  竹

而齐 、 而不齐 、 自然之 态 , 画更 应 生意 及此 。 齐 此 入  

由于根 系作 用 和 树 木 多 重分 叉 结 构 , 给人  能

以一 种稳定 感 , 现 一 种 庄严 和稳 重 美 。 与这 种  体 稳定 固守 的美 学 特征 相 对 应 , 森 林 中散 落飘 零  是 现象 : 在北 方 , 花 飞 絮 , 花 落 红 , 杨 桃 在南 方 , 紫荆 

另 一种是各 种 非 对立 因 素之 间 相联 系 的 统 一 , 此 

谓之 调 和。调 和是在 差异 中趋 向同一或 一致 的追 

求, 例如 在相 似或 相 近 的 色 彩 配合 中 , 浓 淡 、 在 深 

69 —  

南 京 林 业 大 学 学 报 (人 文 社 会 科 学 版 )  

第 1 2卷

第 1 期 

浅变 化 中 , 给人 一种 融合 、 协调 、 安静 的美感 。  

多样统 一作 为 形 式 美 的最 高法 则 , 深 层 次  其

林带 , 注意 不 同树 种 间 的行 带或 团块 混交 , 意母  注

树 保 留和上 坡 、 山脊 、 坡 、 石 裸 露 地植 被 的保  陡 岩

留, 防止林 道开设 对 环境 的破坏 , 注意 林缘 林 带 的 

理解 :多样 ” 构成 整 体 各个 部 分或 各 个 因 素 的  “ 指

个 别性 和差 异性 ; 统一 ” “ 指这 种个 别 性 和 统一 性 

保 护 以及人 工林 同原 有 植 被 的衔 接 等 H3 ∞,   J ∞。 以 

求多样 统一 。   ( ) 护林 、 田林 网 、 路 绿 化 等 , 人 工  3防 农 道 是 林 的一种形 态 , 循 的是形式 美 的一般 法 则 , 现  遵 体

之 间的彼 此 协 调 和 融 合 , 即森 林 中诸 多树 种 、 物 

种 、 落 、 次 同外 界 诸 多 生 态 因子 的 相 互 作 用  群 层

中 , 现 的多样 生 命 美 和 整 体 的生 态 美 。讲 个 别  呈 性 、 异性 、 差 多样 性 , 即尊 重 森 林 中一个 个 具 体 鲜  活 的生命 ; 讲整体 性 、 合一性 、 和谐 性 , 承认 一个  又 个 具

体鲜 活 的生命 在 各 呈 其 彩 的 同 时 , 过 相 互  通 竞争 、 淘汰 和相互 包 容 、 融合 构建 成一 个个 具有 自   主功 能 的生 态 系统 。森林 的多样 的生 命 和整体 的  生态 相互依 存 、 不可分 割 , 中有 一 , 中有 多 , 多 一 互 

为包 容 。我 国 有 乔 木 20 0多 种 、 木 60 0多   0 灌  0 种 , 有草 本植 物 、 藓 、 衣 、 还 苔 地 蕨类 、 类 、 类 、 鸟 兽  

对称、 规整 和齐一 的美 学风格 。但 由于 国道 、 高速  公路 和铁路 的纵 横延 伸 , 地形 地块 的 复杂 性 等 , 在 

规 划 防护林 位 置走 向时 , 因地 制 宜 , 要 因害 设 防 ,  

宜林 则林 , 宜灌则 灌 , 宜草则 草 , 乔灌结 合 , 多样 设 

置 , 要强 求一 律 。在 通 过 湖 沼 、 道 时 , 不 河 防护 林 

带 要作 特殊 处 理 , 注 意 保 留湖 沼 、 地 、 道 的  要 湿 河

地貌 特征 和原有林 木 , 尽可 能在规 整划 一 图景 中 ,  

独 辟 蹊径 , 开生 面 。 别  

昆虫 和微 生 物 等 , 过 6 % 的 野 生 动 物 和 超 过  超 5 9 % 的植物 物种 聚 集 在 森林 这一 大 舞 台上 , 0 既呈  现 自身生命 的精 彩 , 即多 样性 , 构 筑 热带 雨 林 、 又   亚热带 常绿 阔叶林 、 暖温带 落 叶阔叶林 、 温带 针 叶 

林 等 不 同森 林 生 态类 型 的恢 弘 , 抹 祖 国辽 阔版  涂 图 的华 光 丽彩 , 即统 一性 。  

( ) 国 古 典 园林 区 别 于 西 方 现 代 公 园 的  4 中 是 : 方现 代公 园是 理 性 的 、 划 的 , 现 的是 几  西 规 表

何 图案美 ; 中国古 典 园 林 是非 理 性 的 、 规 划 的 , 非  

追求 的是 意境 。什么 是意境 ?宗 白华 先生说 :以  “

宇 宙人生 的具 体 为对 象 , 赏玩 它 的色 相 、 序 、 秩 节 

奏、 和谐 , 以窥 见 自我 的最 深 心灵 的反 映 ; 实  借 化 景 为虚景 , 创形 象 以为象征 , 使人 类最 高 , 具 体  t灵 l 化、 肉身化 、 就 是 艺 术 境 界 。 [7因 此 , 国 古  这 ”30 ] 中

典 园林 的创造 , 不仅 要遵循 形式 美 的一 般法 则 , 还 

四、 问题 和 讨 论  

( ) 式美 的法 则 , 以称之 为 美 的 法则 、 1形 可 美  的 尺度 和美 的规 律 。我 们 需 要 美 的 法 则 、 度 和  尺

规律 指导林 业 生产 和经 营 , 者说 , 进 行森 林 经  或 在 营 时 , 要 符 合 人 的 经 营 ( 济 ) 目的性 , 既 经 的 又要 

要遵 循形式 美 的特殊 法则 , 山川草 木 、 借 云烟 明海 

以表现胸 襟 中蓬勃无 尽 的灵感 气韵 。而 要 做到 这 

点, 必须 向 自然 学 习 , 师 法 自然 , 得 心 源 ”  

“ 中 。

符合 人 的 审 美 ( 学 ) 目的性 。考 虑 人 的 审 美  美 的 目的性 的 实 现 , 疑 是 森 林 经 营 的 一 大 转 向 和  无

进步。  

以 自然法 则 为准绳 , 自然之 心为 心 , 能 达到 情  以 才 与 景融 、 天与人 合 的审美 境界 。   ( ) 管 中 国文人 同能工 巧 匠合 作 创 造 出 了  5尽

() 2 当下, 人们对森林 的经营集 中体现在人  被 称为 园林 之母 的 中国 古典 园林 , 人 类 的纤 纤  但

工林 上 , 因而 , 人工林 成 为人们 创造 森林 美 的最 普 

遍 的一种 形 态 。 由于 经 营 目的性 的制 约 , 们 在  人

巧 手终难 敌 自然 的鬼 斧 神 工 。避 暑 山庄 、 政 园  拙

和西湖 与九寨 沟 、 张家 界和三 清 山相 比 , 疑要 显  无 得 稚嫩 、 小巧 和细微 。以天然林 为 背景 的 九寨 沟 、  

创造 人工 林 和人 工 林美 时 , 主要 遵 循 的是 形 式 美  的一般法 则 , 追求 的是对 称 、 整 和齐一 的美学 风  规 格 。但是 , 我们 也要 考虑 形式 美 的特 殊 法则 , 忌  切

人 工林过 于集 中连 片 ; 设 置 隔离 带 和生 物 防火  要

张家界 和三 清 山等 森 林 公 园乃 是 何 等 的粗 犷 、 开  阔和雄 浑 !但 这并 非否 定在避 暑 山庄 、 政 园 、 拙 西 

湖 等在 造园 中贯 彻 了非 理性 、 非规 划 的特 殊 形 式 

7 一   n

21 0 2年

总第 4 5期 

苏祖荣 : 森林形式美 的一般法则 和特殊法则 

法则 , 而 人 造 的 “ 然 自然 ” 会 留下 人 工 的 痕 迹 。 终  

汁原 味 , 切忌 森林 的庄 园化 和公 园化 。尽量 减少  “ 建 筑物 和构 筑物 。对 于必要 的游 憩性设 施 可 就地 

“ 自然本 质是 美 的 ” 自然 之 美 是人 工 永 远无 法 仿  , 造 的 。 以天 然林 为基本 背景 的 自然保 护 区和森 林 

公 园呈 现 的是 自然 的本 心 、 色 、 真 , 本 本 而人 工 园  林 , 论怎样 讲究 技巧 也会 留下 疏漏 和遗憾 。 无   () 6 自然之手 创 造 的天 然 林无 疑 是 森 林 美 的 

取用 自然 材 料 , 使 其 造 型 、 彩 和 森 林 环 境 协  并 色 调, 以保 持 发 挥 森 林 特 有 的壮 观 、 趣 等 自然 面  野

貌, 同时也 可节 省投 资 ” ]  ∞。最 后 , 根 据不  [   舵 要

同景 区 的不 同游 憩 价值 , 定 其 必 要 路 径 和建 筑  确

物配 置 , 特别 注意名 木古 树 、 文遗 址 的保 护 和  要 人

最高 典范 。尊重 、 护 和 师 法 自然 是创 造森 林 美  保

的最 高准 则 。 自然 本 身 是 最 美 的 , 且无 须 人 工增 

神话 、 故事 、 说 的整 理 , 游 人 在 观 赏 森林 美 时  传 使

也能 品 味到其 背后所 蕴 涵 的文 化价值 。  

参考文献 :  

加什 么 , 以我 们要 真心 实意地 保护 好 天然 林 , 所 保  护好 各类地 带性 植被 , 保护 好森林 背 后 的 山体 、 河  流 、 地 的原始 原貌 , 护好 几千 年农 耕文 明 留存  湿 保

的人 地关 系 。我们 在 对 森 林 公 园 的 规划 设 计 上 ,  

[] 1 黑格尔. 美学 : 1卷[ . 第 M] 上海 : 商务印书馆 ,9 1 18.  

也要 坚持 近 自然 的原则 , 到不 规则 或少 规 划 , 做 以  保持 肌体健 全 的森林 生态 系统本 身 。只有 健 康 的 

森林 生 态 系 统 , 能 呈 现 其 生 机 活 泼 的 森 林 美 。 才  

[] 2 苏祖荣. 森林美学概论 [ . M] 上海 : 学林出版 社 ,0 1 20 .  

[ ] 白华. 3宗 美学散步 [ . M] 上海 : 上海人民出版社 ,9 8 19 .  

[] 4 王传书 , 张钧成 . 林业哲学与森林 美学 问题研究 [   M]

北 京 : 学 出版 社 ,92  科 19 .

其 次 , 十分 注 意 凸现 森林 自身 的原 始 蛮 荒 和 原  要

Re u a   n S ca  ls o   r   a y o   r s  g l r a d  pe ilRu e   fFo m Be ut   fFo e t

SU Zu r n     —o g

( ui   o s yV ctn l T cn a C l g , apn 50 0 C ia  F j nF r t   oa oa & eh i l o ee N nig 30 ,hn ) a er i c  l 3

Ab ta t sr c :Fom  n   o tn  o si t het  a es o o e t   e u y r a d c n e tc n tt e t  wo fc t  ff rsr b a t .Th y a e itr e e d n  s fr   x r se   u y e   r  ne d p n e ta  o m e p es s c ne t  i   o tn   e p n   r  O t a h   o n tt n b a t  fl e a d e oo y c mb n swi  he meiuo s o tn swhl c ne td e e sfm S h tt ec n oai   e u y o i   n   c lg   o ie   t t   t lu   e o o f h c a d ga d u   r   e uy t e c     a o y Fo   e uy icu i g ee n so  h p n   rn e rfm b a t o ra h a h r n . o m m r b a t n ld n   lme t  fs a e,c lr a d s u d n to l  oo   n   o n   o  n y

flo  h   e u a u

e   fs mmer ,p o oto olwst er g lrr l so y t y rp rin,od ri es a d b ln e,b tas  o fr  o te s e ilr lso   r eln s  n   aa c u  o c no mst h   p ca  e   f l u ay s mmer ,irg lrt  n   o w ln s . S e ila sh t   ue   n  e lra shei  lsc e it Foe tb a t  t y re aiy a d n n- hoe e s p ca  et ei r lsa d rg a  e t t r e  o xs. u c u cu rs  e u y i    ato  h   at  r. Isirg lrt  wa sr f csod r a d r yh o h   au e is l. Isr g lrt sa p r ft e e rh at t re a i a y  e e t  r e   n  h t m  fte n t r tef t e ai u yl l u y,o  h   nte oh rh n lwa sic r oae   h n e,dfee c  n   n eti t t e  a d,a y  n op rt sc a g i r n e a d u c rany.Ths i h   a a o   ffr s  e t ei n whc   f i st e p r d x o o eta sh t i  ih c

t ef rs  e u y l s h  o e tb a t i . e  

K e   r s:frs ;fo b a t y wo d oe t rm  e uy;r l  ue

7l 一  

范文七:分步法的一般特点和适用范围 投稿:武們倒

【课题】分步法的一般特点和适用范围

【教材版本】

汤乐平.成本会计,第二版.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8

龚丽军.成本会计习题集,第二版.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8

【教学目标】

1.知识目标:理解分步法的一般特点,识记分步法的适用范围。

2.能力目标:培养学生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知识的迁移能力。

3.德育目标:通过学生自己举例,鼓励放眼社会,“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教学重点、难点】

1.教学重点:分步法的一般特点。

2.教学难点:分步法的一般特点。

【教学方法】

讲授教学法、谈话教学法、引导教学法、阅读教学法、归纳法

【教学媒体】

《成本会计多媒体课件》和http//sve.hep.com.cn中教学资源。

【课时安排】

1课时(45分钟)。

【教学过程】

导导入入新新课课

假设一家纺织企业生产步骤分为纺纱和织布,纺出的棉纱又可对外出售。提问:是否需要计算棉纱和布匹的成本?答案是肯定的。由此引出课题—分步法。

学学习习新新知知识识

一、分步法的一般特点 根据纺织企业的情况,鼓励学生开动脑筋、打开思维,找出更多需要分步骤计算产品成本的行业。

如:造纸企业生产可分为制浆、制纸等步骤;

冶金企业生产可分为炼铁、炼钢、轧钢等步骤;

机器制造企业生产可分为铸造、加工、装配等步骤;

制衣企业生产可分为裁剪、缝纫等步骤。

1、 分步法的概念

根据第七章第一节学习的内容和前面的引导,要求学生在阅读教材P97页的基础上归纳分步法概念:

是按照产品的生产步骤归集生产费用,计算产品成本的一种方法。

2、分步法的特点

教师:品种法、分批法均从成本计算对象、成本计算期、完工产品与在产品的分配三个方面阐述其特点,分步法也请大家从这三个方面归纳其特点。

学生结合行业实际情况可归纳出如下三个特点:

(1)成本计算对象为各种产品的生产步骤。

注意:产品成本明细帐应按照每种产品的各个生产步骤开设。

如:“基本生产成本—第一步骤(甲产品)”

实际工作中,成本计算各步骤与实际的生产步骤并非完全一致。如:造纸企业生产可分为制浆、制纸、包装等步骤,但包装步骤如果费用不大,可以与制纸合并在一起计算成本。

(2)成本计算期与会计报告期一致,与产品的生产周期不一致。成本计算定期于每月月末进行。

教师:如制衣企业,到月末就会存在尚未裁剪完,或缝纫完的在产品,因此生产费用需要在完工产品与在产品间分配。

(3)需要进行生产费用在完工产品与在产品之间的分配。分配方法在第六章已有所介绍。 二、分步法的适用范围

教师:请同学们根据前面学习的知识总结分步法的适用范围。

主要适用于大量、大批的多步骤生产,且管理上要求按生产步骤计算成本的制造企业。如纺织、冶金、造纸等。

分步法按是否需要计算和结转各步骤半成品成本分为

逐步结转分步法

平行结转分步法

在本章第二节和第三节我们将做进一步学习。

课课堂堂练练习习

1、采用分步法计算产品成本时,生产成本明细账的设立应按照( 生产步骤)和(产品品种)设立。

2、产品成本计算的分步法,是按产品的(生产步骤)归集费用、计算产品成本的一种方法。

3、分步法的成本计算定期按(按月)进行,与(会计报告期)一致,与(产品生产周期)不一致。

4、分步法按是否需要计算和结转各步骤半成品成本分为(逐步结转分步法)和(平行结转分步法)

课课堂堂小小结结

课课后后作作业业

《成本会计习题集》

填空题:P60,1~5题

单选题:P61,1题

多选题:P62,1题

判断题:P63,1~2题

张文莉 重庆市立信职业教育中心

范文八:汉语惯用语句法:特殊还是一般? 投稿:宋荗荘

作者:马利军张积家

语言科学 2012年10期

  1 引言

  句法加工是语言理解和产生的重要组成部分。语言产生或理解的根本问题在于探讨句法和语义加工的本质及其关系。句法处理以内隐的加工方式保证语言理解能够正常进行而且语言产生符合理解规则。作为一类特殊的语言符号,惯用语的意义通达有别于一般语言的加工规律。惯用语的句法和语义加工存在矛盾:句法加工将促使惯用语字面意义的通达,而语义加工导致惯用语比喻意义的提取。句法和语义加工的矛盾为惯用语理解带来困难,同时也成为非字面表达理解机制研究的焦点。惯用语的句法加工存在两种争议观点:1)惯用语的句法加工符合普通短语句法加工原则,加工是自下而上的过程,不存在惯用语整词的句法表征;2)惯用语的句法表征中存在整词的句法表征,句法变换受整词句法性质的限制。

  1.1 惯用语句法加工的普遍性原则观点

  为了对惯用语句法本质进行解释,Nunberg(1978)提出惯用语存在语义分解性的性质,惯用语的句法变化基于语义分解性,句法加工符合普遍规律。分解性指惯用语的成分词素对比喻意义的理解具有重要作用的现象。基于Nunberg的观点,Gibbs & Nayak(1989)提出惯用语的分解性假说,即每个惯用语至少是部分可分解的,个体具备成分单词对整体意义理解存在贡献的直觉。惯用语理解基于组合性:语义可分解的惯用语表达常由成分单词的意义组合而成。个体从心理词典中提取成分单词的意义同时按照句法关系进行组合。作为对比,不可分解的惯用语将直接从心理词典中提取比喻义。但是,除了Gibbs & Nayak的研究之外,几个基于分解性假说的研究并未获得切实的证据,并未发现分解性的显著作用(Tabossi et al.2008;Sprenger et al.2006)。同时,即使分解性假说是对的,它也无法解释为什么“翻旧账”可以进行被动变换,而“抱佛脚”却不能进行同类变换,虽然两者都是语义可分解的惯用语。

  Glucksberg(2001)认为惯用语句法操作符合语用原则,即其句法加工符合普遍语法。因此,任何操作都可以被执行,目的在于强调需要被强调的语义成分。在句法变化中,惯用语的组成成分和意义被保留,句法形式的变化主要是为了交流的目的。例如,讲话者使用被动形式来强调主动句中的客体(宾语),语境条件发挥补全信息的作用。如:作为一位著名且要求苛刻的厨师,他的下手可不好打(打下手)。Glucksberg认为,对多数惯用语而言,句法操作在语境信息的作用下均可接受,即句法变换超越了成分单词语义的限制。既然它超越了语义限制,是什么影响被试对句法是否可变换的判断;是什么决定听者对于给定句子判断为可接受和不可接受,又是什么决定言者把握他们变化句法操作的尺度?Glucksberg认为,对上述问题最普遍的解释是人们使用他们已经具备的语言能力对句法变换进行判断,即人们对惯用语表达句法是否可变换的判断是基于普遍性的规则,即语用原则,语用原则限制了句法是否可变化。从这个观点来看,适用于字面语言的规则同样适用于惯用语表达,因此,惯用语的句法行为是规则的而不是特殊的。

  1.2 惯用语句法加工的特异化原则观点

  为了说明惯用语句法加工对语义产生和提取的影响,Cutting & Bock(1997)在两阶段模型基础上整合惯用语的产生模型,提出混合加工观。在该模型中,词汇被表征为多层网络模型,每层包含对应的概念层、词汇层、词素层和音素层。不同层次的不同节点互相联系,每一层都遵循一定的规则,限定该层次材料的种类、特异性和组合原则。混合模型解释了很多现象,包括惯用语的错觉性结合。但由于并不存在惯用语整词句法单元,这一模型在理解和产生过程中存在不对等隶属关系。为此,Sprenger et al.(2006)提出惯用语理解的Superlemma模型,即惯用语加工是一种多层交互激活作用模型。在句法加工水平存在一个表征整词独立句法的superlemma节点,它体现了惯用语的句法特征和成分lemma相连接。在惯用语表征内部,lemma以及词汇概念水平的整词和成分单词是互相竞争的过程,层与层之间是激活扩散的关系。因此,句法和语义水平是一种平行加工的关系,两者存在交互作用,如图1。

  

  在Sprenger et al.(2006)看来,惯用语的心理表征“必须是一系列词汇的组合,它们的句法具有特异性,同时还包括它们的比喻性解释同样独立储存”。在这个模型中,句法的特异性被superlemma表征。这个特殊的句法单位对单个词汇句法特征具有限制作用,它使得对惯用语成分的句法变化不能被有效接受。例如,kick the bucket的superlemma使得该惯用语不能进行被动变换。Superlemma具有惯用语整词句法的功能,超越了单个词素组合构造的句法功能,它使得单个词素之间的句法关系特殊化,单个词素早先存在的一些句法变化受到superlemma的限制。因此,Superlemma模型认为在个体的长时记忆中应该存储了惯用语的比喻意义和整词的句法信息,而这些信息的储存以语言经验(熟悉性)为基础。

  由此,惯用语的句法变换存在两种观点的争论。本文的目的在于调查个体如何处理惯用语不同类型的句法变换。依据Superlemma模型,惯用语的句法具有独立表征,句法变化将依赖于语言使用经历。而语用能力模型认为惯用语的句法符合一般规则,惯用语的句法变化并不依赖于语言使用经验。同时,惯用语句法变换依赖于是否破坏整词的superlemma,破坏整词superlemma的变换将会受到限制。而语用能力模型并未严格限定惯用语整词的句法性质,因此句法变换分析依据一般规则。

  2 方法

  2.1 被试

  30名大学生,其中男13人,女17人,母语为汉语,平均年龄21.2岁。

  2.2 实验材料

  材料来自马利军、张积家(2011)的研究,共45个动宾结构惯用语,其中高熟悉性惯用语30个,分为熟悉无歧义和熟悉有歧义各15个,低熟悉性惯用语15个。三类惯用语熟悉性的平均值为4.34,4.47和2.46,对三类惯用语熟悉性的方差分析表明,F(2,42)=295.86,p<0.001。简单效应分析表明,高熟悉性惯用语熟悉性无差异,但是均和低熟悉性惯用语存在显著差异。惯用语的句法变换共包括四类,分别为添加副词、添加形容词、被动变换、宾语前置变换。以“拍马屁”为例,四个句子分别组合如下:

  (1)他总是拍马屁。(2)他拍响亮的马屁。

  (3)马屁被他拍了。(4)马屁别拍得太响。

  2.3 实验程序

  45个惯用语共组成180个句子,将180个句子的顺序打乱、编号并汇编成册,每个句子末尾以括号形式标注句子中包含的惯用语。另外在句子的下方呈现问题:1)句子是否具有合理现实意义(考察整句意义);2)句子是否符合惯常表达方式(考察整句句法);3)句子中的惯用语是否丧失比喻意义(考察惯用语意义完整性)。备选答案以全或无的方式呈现。指导语中详述任务要求同时解释并强调惯用语的比喻性质。将材料集体分发并回收。

  2.4 数据处理

  将数据录入计算机,采用SPSS11.5进行统计分析。

  3 汉语动宾结构惯用语句法变换分析

  删除2名不合格被试的数据,被试总量为28。首先对三类判断要求(语义和句法)所得百分数之间进行相关分析,结果见表1。①

  

  由相关分析可知,三类判断之间均存在显著相关。当句子具有合理意义时,被试认为该句符合惯常用法,同时句子中所包含的惯用语也未丧失比喻意义。即惯用语句法变换依赖于意义建构,完整意义建构促使“合理”句法的判断。惯用语句法分析和语义加工之间存在交互作用,支持惯用语理解的Superlemma模型。

  3.1 句子合理意义判断条件下被试反应分析

  在句子是否存在合理意义判断条件下被试反应的百分数见表2。

  

  对数据进行3(惯用语类型)×4(句法变换类型)的重复测量方差分析表明,惯用语类型的主效应显著,(2,54)=11.98,p<0.001,(2,42)=3.16,p=0.05。两类高熟悉性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百分数(均为0.67)之间不存在差异,但是均与低熟悉性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百分数(0.58)存在显著差异。句法变换类型主效应显著,(3,81)=114.56,p<0.001,(3,126)=40.37,p<0.001。对四种句法变换类型的分析结果显示,被动变换刚刚达到随机水平(0.50),即被试对其不置可否,其余句法变换判断百分数分别为:插入形容词,0.55;宾语前置,0.67;添加副词,0.84。添加副词百分数显著高于其他三类判断,宾语前置变换百分数显著高于其他两类判断,其他两类判断无差异。两者交互作用被试检验显著,6,162)=5.94,p<0.001,项目检验不显著,(6,126)=1.44,p=0.17。简单效应分析表明,对低熟悉性惯用语组合的四种类型句子,被试对其是否存在合理意义的判断存在差异,F(3,81)=29.68,p<0.001。添加副词(0.73)的百分数显著高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判断的百分数(0.61)显著高于其他两类,添加形容词(0.49)和被动变换(0.50)被试判断无差异。对于高熟悉有歧义惯用语组合的四种句子,被试判断存在差异,F(3,81)=40.68,p<0.001。添加副词的百分数(0.84)显著高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的百分数(0.71)显著高于其他两类,添加形容词(0.59)和被动变换(0.54)被试判断无差异。对于高熟悉性无歧义惯用语组合的四种句子,被试判断存在差异,F(3,81)=80.66,p<0.001。添加副词的百分数(0.93)显著高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的百分数(0.69)显著高于其他两类,添加形容词的百分数(0.58)显著高于被动变换(0.47)。对三类添加副词句子的判断,被试反应存在差异,F(2,54)=27.28,p<0.001。被试对包含熟悉无歧义惯用语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93)显著高于其他两类词汇组合的句子;被试对包含熟悉有歧义惯用语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84)显著高于包含不熟悉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73)。对三类添加形容词句子的判断,被试反应存在差异,F(2,54)=6.72,p<0.01。对熟悉无歧义惯用语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58)和熟悉有歧义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59)显著高于不熟悉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49)。两类高熟悉性惯用语之间判断无差异。在对被动变换句子判断中,三类词汇组合的句子判断无差异,F(2,54)=2.29,p=0.123。三类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50),高熟悉性有歧义(0.54),高熟悉性无歧义(0.47)。在对宾语前置句子判断中,被试反应存在差异,F(2,54)=4.76,p<0.05。低熟悉惯用语句子组合判断百分数(0.61)显著低于高熟悉有歧义惯用语句子组合判断的百分数(0.72),高熟悉无歧义惯用语判断百分数(0.69)和其他两类句子判断无差异。

  结果表明,在整句意义判断条件下,对于三类惯用语,添加副词判断百分数最高,宾语前置变换次之,其他两类判断与随机水平无差异。这与Tabossi et al.(2009)对意大利语动宾结构惯用语的研究结果一致。添加副词由于并未破坏惯用语的整词句法和整体意义,仅仅是对整词意义的外部修饰,整句意义得到认可的比例最高。但是其他三类判断均破坏惯用语词素内部连接性,损伤了整词语义的连贯性和完整性,被试对其判断存在争论,其中添加形容词和被动变换的争议较大。虽然宾语前置变换和被动变换的结构并无大的差异,而其判断差异则是因为“被”字在句子中作用的凸显。很显然,动宾结构惯用语中的动词,除了具有形、音、义等一般词汇信息外,还储存着大量特殊信息,用以描述事件和行为。例如,表示动作或事件的施事者、受事者的论旨信息。而惯用语中的动词词素,多数恰恰表示“施动”的主体信息,具有主动意义,如打(下手),撑(场面),其被动形式给人不知所云的印象。同时,有一部分惯用语,其本身就具有被动意义,如炒鱿鱼,因此从“鱿鱼被炒了”较难识别出“炒鱿鱼”的比喻义。即使如添加副词“他经常炒鱿鱼”,也给人突兀的感觉,这可能是造成两类句子判断存在差异的主要原因。

  另外,熟悉性在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中发挥重要作用,多数研究已经证实,熟悉性在惯用语理解中发挥重要作用(Nippold et al.2002)。在添加副词,添加形容词和宾语前置变换中,高熟悉性惯用语组合句子意义判断分数均显著高于低熟悉性惯用语组合句子;在对被动变换的判断中,被动变换突兀的句法信息掩盖三者之间的差异。由此,研究结果支持Superlemma模型,即语言经历性经验影响被试对惯用语句法变换的判断,相对于不熟悉的惯用语,被试认为高熟悉性的惯用语句法变换之后的句子更具有合理现实意义。本研究的实验结果得到Reagan(1987)研究结果的支持,他认为惯用语熟悉性越高,句法变换越灵活,句子合理性也越高。但是,在Tabossi et al.(2009)的研究中,操意大利语者对于包含不同熟悉性的意大利惯用语以及主试创造的惯用语(从未见过)的句子的判断均未表现出熟悉性效应,研究结果支持语用功能理论,即被试对惯用语句法性质的判断符合一般语用原则。对于两个研究结果存在的差异,可能与汉语惯用语特殊的构成有关。汉语动宾结构的惯用语的宾语往往不是日常语言的惯用材料,或者说宾语词素不能发挥脱离惯用语自身环境的句法语义功能,诸如(敲)竹杠、(背)黑锅、(吃)干饭等,虽然现实生活中可能存在具体的事物表象,但是它们自身并不具有交流的现实功能,它们的出现,必然伴随着动词一起呈现来发挥语义功能,这就造成汉语惯用语句法变换受到动词连带的限制。同时,苏向丽(2008)认为动宾式惯用语的宾语成分的语义特点是非具体性。名词充当宾语成分时,所代表的事物一般不占据确定空间,如“爱面子”中的“面子”已抽象化,是比喻意义。有的名词虽是具体物质,但具有转喻或转喻性质,如“费口舌”中的“口舌”以实代虚,不具有具体性。动词和形容词性成分充当宾语成分时则先经过体词化,抽象化,表示泛指的活动或性质,如“占便宜”、“耍滑头”中的“便宜”、“滑头”。而对于英语或者意大利语,它们惯用语的构成的中间成分往往包含(定)冠词,如英语的“kick the bucket”,“pop the question”等;意大利语的“alzare le spalle”,“perdere il filo”(意大利语分阴阳性,阴性以la为定冠词,阳性以il为定冠词)等,真正的宾语是第三个词素,具有较高的社会现实性,它们的句法变换符合语法要求。另外,Peterson et al.(2001)认为多数英语惯用语句法组织良好,而汉语动宾结构惯用语宾语现实性较低的事实使得汉语惯用语内部句法组织往往不合理,如“打下手”、“吃闷亏”,这就为进一步句法变换带来困难。同时,Tabossi et al.(2009)的研究中,仅仅要求被试判断句子是否符合惯常用法,即只关注句法信息,而我们的任务却包含整句语义、整句句法和惯用语语义,任务要求的差异也会使得被试意识到句子内容不同的方面,这几个方面可能造成两类研究结果存在差异。

  3.2 句子是否符合惯常表达方式判断条件下被试反应分析

  在句子是否符合惯常表达方式判断条件下被试反应的百分数见表3。

  

  对数据进行方差分析表明,惯用语类型的主效应不显著,(2,54)=2.71,p=0.076,(2,42)=0.25,p=0.78。对三类惯用语组合而成句子是否符合惯常用法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46);高熟悉性有歧义(0.51);高熟悉性无歧义(0.50),三类判断无差异。句法变换类型主效应显著,(3,81)=126.72,p<0.001,(3,126)=74.06,p<0.001。对于四种句法变换判断百分数分别为:添加副词,0.75;插入形容词,0.40;被动变换,0.32;宾语前置,0.50。添加副词显著高于其他三类变换,宾语前置显著高于其他两类变换,插入形容词显著高于被动变换。两者交互作用效应显著,(6,162)=6.30,p<0.001,(6,126)=2.25,p<0.05。简单效应分析表明,对低熟悉惯用语组合的四种类型句子,被试对其是否符合惯常用法的判断存在差异,F(3,81)=31.29,p<0.001。添加副词的百分数(0.63)显著高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的百分数(0.51)显著高于其他两类,添加形容词的百分数(0.41)显著高于被动变换的百分数(0.31)。对高熟悉性有歧义惯用语组合的四种句子,被试对其是否符合惯常用法的判断存在差异,F(3,81)=44.89,p<0.001。添加副词的百分数(0.78)显著高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的百分数(0.51)显著高于其他两类判断的百分数,添加形容词的百分数(0.41)显著高于被动变换的百分数(0.34)。对高熟悉性没有歧义惯用语组合的四种句子,被试对其是否存在合理意义的判断存在差异,F(3,81)=86.79,p<0.001。添加副词的百分数(0.84)显著高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的百分数(0.48)显著高于其他两类,添加形容词的百分数(0.38)显著高于被动变换百分数(0.29)。在对三类添加副词句子判断中,被试反应存在差异,F(2,54)=20.94,p<0.001。被试对熟悉无歧义惯用语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84)显著高于其他两类句子;被试对熟悉有歧义惯用语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78)显著高于不熟悉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63)。在对三类添加形容词句子判断中,被试反应不存在差异,F(2,54)=0.71,p=0.50。三类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41),高熟悉性有歧义(0.41),高熟悉性无歧义(0.38)。在对被动变换句子判断中,三类词汇组合的句子判断无差异,F(2,54)=1.29,p=0.28。三类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32),高熟悉性有歧义(0.33),高熟悉性无歧义(0.29)。在对宾语前置句子判断中,被试反应无差异,F(2,54)=0.29,p=0.75。三类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51),高熟悉性有歧义(0.51),高熟悉性无歧义(0.48)。

  结果表明,当要求被试注意句子的句法信息时,添加形容词和被动变换明显不受被试认可,而宾语前置变换被试判断百分数也刚达到随机水平(0.50),只有添加副词得到多数被试的认可。对于三类破坏惯用语既定结构的句法变换,被试均表现出对于此类句子句法信息的不认可。这从另一个侧面证实super-lemma的存在,因为依据语用能力模型,只要操作符合普遍句法规则,任何操作都是可行的,操作仅仅是为了强调某些成分,然而实验结果并没有表现出对几种操作的认可。对比对句子语义判断的结果(上表2),可以发现,句法操作判断和语义判断存在一定程度的分离。当要求被试将判断焦点集中在句法合理性时,被试并不认可破坏superlemma的句法变换,但是当要求被试判断句子是否存在合理意义时,句法变换的作用弱化,尤其是对宾语前置变换句子的意义判断,被试表现出对句子存在合理意义的认可。Peterson et al.(2001)的研究同样表明,惯用语理解过程中存在句法和语义加工的分离。他们认为,虽然多数惯用语有良好的句法组织,但是对句法分析导致字面意义的产生,在惯用语理解中,被试“应该”抑制句法分析。但是研究发现句法分析并未停止,而且即使被试已经通达惯用语的意义,句法分析依然发生。当被试发现字面意义不符合语境时,被试会抑制字面意义的加工,但是被试并不会抑制句法加工的进行,或者说被试会提取词语意义,而不去监控句法加工进程,即句法加工是自动完成的。

  同时,本研究发现,当被试将焦点集中在句法合理性上时,熟悉性仅仅在添加副词句法变换句子中发挥作用,即语义熟悉性仅仅在句法“合理”句子上发挥作用,对句法“不合理”的句子,句法变换并未表现出熟悉性效应。另外,被试对被动句句法变换的认可度最差,这同样是由于被动句特殊的句法形式。被动形式要求“受事”客体具备“受事”特征,而动宾惯用语的宾语往往并不具备“受事”特征,如“(穿)小鞋”、“(打)交道”等,如果进行被动形式的改变,即使个体意识到其中包含的惯用语,认为句子变换符合普遍语法规则,也会判断这不符合“惯用语”的语法规则。苏向丽(2008)指出动宾惯用语的动词成分的语义特点是非动作性。动词性成分经整体意义的抽象化后,在隐喻或转喻的意义上使用,动词性成分减弱、虚化,但是被动句中的动词比较强调动词的“施动性”,造成动宾结构的惯用语被动变换失去整词的意义和形式。本研究发现得到Tabossi et al.(2009)研究结果的支持。他们研究发现,意大利语者并不接受对意大利惯用语的被动变换。另外,Fraser(1970)的研究同样表明,被试同样并不接受对英语惯用语的被动变换。

  3.3 句子中惯用语是否丧失比喻意义判断条件下被试反应分析

  在句子中惯用语是否丧失比喻意义判断条件下被试反应的百分数见表4。

  

  对数据进行方差分析表明,惯用语类型主效应显著,(2,54)=15.69,p<0.001,(2,42)=6.13,p<0.01。对三类句子中惯用语是否丧失比喻意义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54);高熟悉性有歧义(0.49);高熟悉性无歧义(0.41),三类句子判断百分数两者之间均存在显著差异。句法变换类型主效应显著,(3,81)=59.49,p<0.001,(3,126)=39.56,p<0.001。对四种句法变换中惯用语意义是否发生变换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添加副词,0.30;插入形容词,0.54;被动变换,0.61;宾语前置,0.47。四种句法变换判断百分数之间均存在显著差异。两者交互作用被试检验显著,(6,162)=3.29,p<0.01,项目检验不显著,(6,126)=1.07,p=0.38。简单效应分析表明,对低熟悉惯用语组合的四种类型句子,被试对惯用语是否丧失比喻意义的判断存在差异,F(3,81)=16.43,p<0.001。添加副词的百分数(0.41)显著低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的百分数(0.50)显著低于其他两类,添加形容词的百分数(0.60)显著低于被动变换的百分数(0.66)。对高熟悉性有歧义惯用语组合的四种句子,被试判断存在差异,F(3,81)=23.56,p<0.001。添加副词的百分数(0.29)显著低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0.52)和添加形容词(0.55)以及被动变换判断(0.58)三者之间不存在差异。对高熟悉性没有歧义惯用语组合的四种句子,被试判断存在差异,F(3,81)=48.92,p<0.001。添加副词的百分数(0.19)显著低于其他三类,宾语前置的百分数(0.40)显著低于其他两类,添加形容词的百分数(0.48)显著低于被动变换(0.58)。在对三类添加副词句子判断中,被试反应存在差异,F(2,54)=18.26,p<0.001。被试对熟悉无歧义惯用语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19)显著低于其他两类句子;被试对熟悉有歧义惯用语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29)显著低于不熟悉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的百分数(0.41)。在对三类添加形容词句子判断中,被试反应存在差异,F(2,54)=4.44,p<0.05。三类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60),高熟悉性有歧义(0.55),高熟悉性无歧义(0.48),高熟悉性无歧义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百分数显著低于其他两类,其他两类之间无差异。在对被动变换句子判断中,三类词汇组合的句子判断存在差异,F(2,54)=4.56,p<0.05;三类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66),高熟悉性有歧义(0.58),高熟悉性无歧义(0.58)。低熟悉性惯用语判断百分数显著高于其他两类惯用语,其他两类惯用语无差异。在对宾语前置句子判断中,被试反应存在差异,F(2,54)=4.65,p<0.05;三类判断的百分数分别为:低熟悉性(0.50),高熟悉性有歧义(0.52),高熟悉性无歧义(0.40),高熟悉性无歧义惯用语组合句子判断百分数显著低于其他两类惯用语组合句子,其他两类判断无差异。

  研究结果表明,语义熟悉性影响被试对惯用语是否丧失比喻意义的判断,而且,有无歧义影响被试对惯用语意义的判断。对于存在歧义惯用语,如“翻旧账”,当表述“旧账被他翻了”时,这一句话本身即具有歧义,字面意义的解释同样合理;而对于无歧义惯用语“吹牛皮”,当表述“牛皮被他吹了”时,只表达单一意义。另外,惯用语意义丧失在添加副词句子中的比例最低,其次是宾语前置变换,而添加形容词和被动变换均超过随机水平。很显然,一旦进行诸如被动变换、添加形容词或者宾语前置变换,多数被试即认为惯用语比喻意义丧失,尤其是被动变换;只有在添加副词条件下,被试才认为惯用语意义未发生改变,保持本意。同时,在添加副词条件下,熟悉性的作用明显,有无歧义的作用同样明显。存在歧义在方便惯用语理解的同时,也为惯用语句法变换带来新的干扰因素,合理的字面意义使得惯用语词素具有“受事”意义,从而也方便各种句法变换的有效开展,但是很显然,被试反应是基于字面意义展开的。

  被试对添加形容词、被动变换和宾语前置变换条件下惯用语意义是否发生变化的判断均接近或超过随机水平,表示被试并不认可惯用语的句法变换,句法变换的结果是惯用语比喻意义的消失,该结论同样证实superlemma的有效作用。依据Superlemma模型,惯用语的句法变换受到整词句法的限制,整词句法使得之前的“受事”客体丧失“受事”的主题信息从而无法成为被动句的“受事”客体,正如汉语惯用语“出风头”和英语惯用语“kick the bucket”,被动变换并不被多数母语者认同。事实上,对于汉语惯用语,在文本材料中,几乎见不到惯用语的被动形式,即使如熟悉性较高的惯用语“拍马屁”、“打交道”等,人们几乎看不到或者听不到“马屁被拍得很响”,“交道打得很是时候”这样的句子,虽然“马屁”、“交道”已经可以脱离惯用语而发挥独立的作用。由于“被”字句的特殊性使得句法变换对惯用语而言几乎不能实现。安丰存(2007)认为,被字句是一种独立的句式,表达特有的话语意义。产生这种句式的根本原因是动词“被”的句法和语义的特殊性。句法的特殊性在于动词“被”语义虚化,句法特点类似于汉语的使役动词,如“使、让”等,其后要以小句作为宾语;语义的特殊性在于“被”表现的是“遭受”义,一般指具有消极意义的事件,这样的语义特征必然决定发生的事件不是主观愿望,完全是被动地无条件地接受行为,产生了附属的被动意义。而惯用语往往具有强烈的“主观性”和“主动性”,相矛盾的冲突使得惯用语被动变换不能变为真实的存在。因此,被动变换必将使惯用语丧失比喻义。

  4 讨论

  4.1 惯用语句法变换的特殊性

  多数惯用语的意义不能由单个词素的意义组合而获得,个体必须意识到惯用语的整词意义超越了词素意义的组合,整词意义储存和编码在心理词典中。同时,惯用语的一个特性是它的句法限制性,它们不能进行所有类型的句法变换。它们的句法行为是特殊的,而且,句法学没有明确的确定哪些变换是惯用语可接受的,哪些是不可接受的。苏向丽(2008)认为,动宾结构惯用语的离合性(句法灵活性)表现在动宾之间的句法关系中,同时阐述了五种句法变换,主要是:1)可扩展插入五种成分;2)可重叠动词;3)可动宾倒置;4)可用于“把”字句;5)可替换。基于对五种句法变换的分析,她认为大约96%的动宾式惯用语具有离合性,但是这种离合大都是有限离合,非自由离合,动词成分和宾语成分在搭配上受限制,二者之间不是自由搭配,而是互相依赖,经隐喻或转喻后语义更加凝结,惯用语在使用过程中多以整体形式出现。即惯用语动词成分和宾语成分相对于一般动宾短语具有较强的语义粘连,成分单词不能作为自由词汇进行句法变化,存在整词句法的限制。

  动宾结构惯用语句法变换的本质在于词汇化程度的不同。从历时角度看,很多短语在发展过程中都经历了一个从非词的分立的句法层面的单位到凝固的单一的词汇单位的词汇化过程(董秀芳2002)。词的词汇化程度不同,语言中的词与其成分间关系的紧密度随着词汇化程度的不同而变化。如果一个词的成分仍保持语义和语法信息的明晰性,并大体上认可用语法解释,这个词就属“弱词汇化”词;如果一个词的成分的语义和语法信息已变得不透明(opaque),这个词就属“强词汇化”词(杨亦鸣、余光武2003)。影响一个句法形式凝固成一个词汇单位的因素有多种,其中最重要的是形式在言语中的使用频率和意义的变化。相对于偏正结构的惯用语,动宾结构的惯用语词汇化程度较低,动词成分和宾语成分粘连存在间隙,为插入其他成分留有空间,同时成分单词的意义得到保存,导致句法较为灵活。

  另外,并不是所有的句法变换都适合所有的惯用语。苏向丽(2008)依据动宾成分之间的离合度强弱将动宾式惯用语分为四个等级:1)不可离合的;2)弱离合的;3)中度离合的;4)强离合的,并以此来区分惯用语动宾成分离合程度的不同,即部分惯用语的句法要比其他惯用语更加灵活,这就为惯用语句法形式的统一带来新的难题。因此,在惯用语理解的诸多有争议的理论模型中,研究者较少涉及惯用语的句法加工,句法加工既是个体加工惯用语中需要抑制的加工过程,也是被研究者“抑制”的研究内容。但是,诸多研究都证实,惯用语存在句法加工,句法加工促进惯用语键(判定惯用语是惯用语的标志)的迅速出现。即当个体进行句法加工时,句法加工和惯用语整体所创设出的语境不相符合,使个体迅速意识到惯用语是“惯用语”,识别惯用语的隐喻性质并加快理解。如对于惯用语“吃白食”,白食作为宾语在吃的对象中并无现实存在相对应,由此,被试很快意识到惯用语的比喻本质从而重新分析语义。因此,句法分析促进语义提取。

  本研究旨在通过对三类惯用语的四种句法变换的判断来了解个体对惯用语句法变换的认同度及影响因素。研究发现无论在哪种判断条件下,由于添加副词并未破坏惯用语的结构和语义,认可程度最高。对惯用语被动变换的认可程度最低,原因一方面在于被动结构的特殊性,即“被”在句子中的突出和强调作用;另一方面也由于动宾结构惯用语自身的语义性质,即动词的“施动性”减弱、虚化以及宾语的“非现实性存在”。诸如“摆架子”、“敲竹杠”、“抓把柄”、“走后门”等,本身就蕴含了讲话者强烈的“施动身份”,或者如“炒鱿鱼”等本身蕴含的“受动信息”,这些都严格限制动词成分成为被动句的“主语”和施动行为。同时,一些汉语动宾惯用语的宾语词素往往并不具有客观现实性,如“(摆)噱头”、“(放)口风”、“(出)风头”等,双字词素成为被动句的“主语”,如“噱头被摆了”,让人难以理解。由此可见,惯用语的句法变换受到严格的语义和句法限制,惯用语的句法性质具有特异性,这种特异性表现为惯用语具有整词的句法单位,即superlemma。Superlemma限制惯用语词素的具体位置,使得惯用语的句法结构具有相对的稳固性。即使词素相对位置发生变换,如“总是给人小鞋穿”,被试并不难理解其中的“穿小鞋”;另一方面,正是由于superlemma的存在使得惯用语词素本身的句法“身份”遭到限制,丧失句法变换的灵活性。

  4.2 Superlemma模型的修正

  基于英文“idioms”构建的Superlemma模型对惯用语表达在句法凝固性、语义熟悉性等几个方面的表征和处理做出了很好的预测。但是,Superlemma模型并未详细论述词素信息(lemma和concept)对惯用语句法是如何发生影响的,以及不同单词成分在句法变换中发挥怎样的作用。另外,Superlemma模型也未探讨整词歧义性、语义可分解性、词素本身的性质(如词频,是否存在比喻意义等)对句法变换如何影响。本研究发现,可以进行灵活变换的惯用语,往往是语义熟悉性较高,具有歧义特征的惯用语,如“翻旧账”、“揭伤疤”、“开夜车”等;或者是语义熟悉性较高,双字词素具备良好比喻意义的惯用语,如“拍马屁”、“吹牛皮”、“出风头”等,“马屁、牛皮、风头”等都具备了词的功能,而且广为流传,这是造成惯用语具有不同句法变换层级(离合性)的主要原因。就惯用语的句法变换而言,熟悉性和歧义性是重要的影响因素,在三类判断中,熟悉性在“合法”的句子中均发挥积极的作用。本研究证实,熟悉的惯用语句法更加灵活。熟悉性保证惯用语可分解“直觉”的产生,例如在Hamblin & Gibbs(1999)的研究中,被试坚持认为在对不可分解惯用语“kick the bucket”(迅速死亡)的理解中,词素“kick”发挥重要作用,因为“kick”(踢)动作意味着“迅速”。依据分解性假说,这种直觉是句法灵活性的基础。但是,Superlemma模型并未就语义分解性如何影响句法灵活性提供理论支持。

  而歧义性则保证惯用语句法变换具有字面意义解释的合理性,即句法变换是被认可的。如“白卷被他交上来了/他交上来一份白卷(交白卷)”,这种语义解释的意义性促使句法判断合理性的提升。但是,字面意义的合理性使得被试对此类惯用语是否保持“本意”引发疑问,因此,在“惯用语意义是否发生改变的判断中”,高熟悉性有歧义惯用语意义改变百分数显著高于高熟悉性无歧义惯用语的意义改变。Metzler(2001)对存在歧义的惯用语研究表明,歧义性影响被试对材料的加工,对歧义惯用语的加工需要更加复杂的认知操作。因此,对由歧义惯用语组合形成的句子的判断也更加复杂。Superlemma模型同样没有阐述歧义性对惯用语句法行为的影响,也未对歧义性引发的意义变化进行预测。

  另外,前述论及汉语惯用语具有自身独特的性质,如词素构造不同于英语和意大利语,词素虚化、抽象化、泛指化、以实代虚等,不占据确定空间。基于本研究中词素性质以及整词语义性质对惯用语句法行为产生的影响,我们对Superlemma模型进行修正,以解释汉语惯用语特殊的句法形式,如下页图2。

  基于汉语动宾结构词素的可分离性,以及宾语词素的整体性,修正后的模型在句法层增加宾语词素lemma,在概念层增加相应的宾语词素concept。词素lemma的作用取决于动宾结构惯用语中宾语的现实具体性,当宾语作为词汇常常可以单独使用时,惯用语整词superlemma对词素句法的限制较弱,宾语词素lemma将是句法加工的首要选择,对惯用语的加工将通过动词lemma和宾语lemma的句法分析整合完成,而不需要通过整词superlemma的激活。因此,宾语lemma的存在提供了另外一条从句法层到概念层的通道,使得惯用语以更加灵活的方式完成概念句法表征。当惯用语熟悉性较高、词素常常单独使用、具备合理的字面意义以及词素对整词理解具有重要贡献时,惯用语将采取词素句法整合方式来通达意义,同时,惯用语的句法也相对灵活。相反,惯用语将采取从superlemma直接通达对应的概念层的加工方式,句法凝固性较高。因此,动宾结构惯用语的句法变换层级将依据惯用语自身的语义性质、整词语义性质以及词素和整词的关系来灵活选择通道实现句法的变化。修正后的模型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的动宾结构惯用语不能进行句法变化,而有的却可以,即可以解释为什么同类惯用语(语义分解性相同)的离合性不同,这是Superlemma模型无法解释的现象。当然,宾语lemma仅仅是提供了另外一条更加灵活的通道,本身所携带的句法信息依然受制于整词的superlemma,因此,即使是句法灵活的动宾结构惯用语,依然不能进行“被动”变换等特殊的句法行为。

  

  5 小结

  汉语惯用语句法规则是什么,惯用语句法是否是“凝固的”或者惯用语的句法在什么条件下是可变换的,这些问题依然悬而未决,有待新的汉语惯用语的研究证据。虽然Nunberg认为惯用语句法灵活性的本质是语义分解性,但是依赖被试对语义分解性的判断(被试的直觉)是否可靠有待商榷。我们认为,惯用语具有自己独立的句法表征,即superlemma。Superlemma限制了惯用语词素的句法变换。句法和语义的特殊性使得惯用语的加工并不同于普通字词组合的加工。惯用语特殊的语义构成(超越字面意义而建构的比喻意义)使得词素超越本意,这一意义转化也使得词素的句法功能受到限制,而这种限制通过superlemma完成。但是,Superlemma模型无法解释汉语动宾结构惯用语灵活多变的句法行为,同时也无法解释相同语义性质(如熟悉性、分解性)的惯用语句法离合性存在差异的事实。通过在句法层增加宾语lemma和在概念层增加相应的concept来对Superlemma模型进行修正,以期对汉语惯用语的句法行为作出更准确的预测。

  注释:

  ①**表示p<0.01。具有合理意义记为1,否则记为0;符合惯常用法记为1,否则记为0;未丧失意义记为0,丧失意义记为1。下同。

作者介绍:马利军(1980-),男,山西大同人,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应用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广州中医药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为心理语言学;张积家(1955-),男,山东蓬莱人,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应用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心理语言学、认知心理学、民族心理学、特殊教育,E-mail:zhangjj@scnu.edu.cn(广东 广州 510631)。

范文九:从一般到特殊法解题赏析 投稿:薛壹壺

作者:张杰林赵凌燕

数理化学习:初中版 2004年08期

  在一些数学中考和竞赛题中,如果采用从一般到特殊的技巧方法,可使解题过程简化,提高解题效率.现举几例,供同学们赏析.

  

  

   一、取特殊角

  例1 梯形的两底角之和为90°,上底为5,下底为11,连结两底中点的线段之长是(

   )

  (A)3 (B)4 (C)5 (D)6

  解:如图1所示,取梯形两底角均为45°,过D点作底边BC的垂线交BC于G点.则EF=DG=GC

  

  故正确答案选(A).

  

  

  

   二、取特殊线段

  例2 如图2,梯形ABCD中,AD∥BC,AD∶BC=2∶5,AF∶FD=1∶1,BE∶EC=2∶3,EF和CD的延长线交于G,则用最简整数比表示S[,△GFD]∶S[,△FED]∶S[,△DEC]=____.

  

  解:如图2所示,取线段AF=FD=1,则线段AD=2,BC=5,BE=2,EC=3.

  又因为△GFD∽△GEC,

  

  

  

  

   三、取特殊位置

  例3 如图3(甲)所示,正方形ABCD对角线相交于点O,正方形A′B′C′O的边长与正方形ABCD的边长相等,若正方形A′B′C′O绕顶点O旋转,则两个正方形重叠部分的面积是原正方形面积的___.

  

  图3(甲)

  解:取OA与OA′重合,OB与OC′重合,如图3(乙),则重叠部分的面积是原正方形面积的1/4.

  

  图3(乙)

  

  

   四、取特殊点

  例4 有一周长为4L的封闭曲线,证明:无论封闭曲线形状如何,总被半径为L的圆盖住.

  证明:如图4所示,取P、Q两点为平分封闭曲线上的两个点,连结PQ,取中点为O,在封闭曲线上取离O点为最远点M,连结OM、PM、QM,则由中线性质:

  

  

  故封闭曲线能被半径为L的圆盖住.

  

  

   五、取特殊参数

  

  求a、b的值.

  解:由题意得k-(2/3)=1/3(b+ak),

  取k=0时,b=-2;k=1,a=3,

  故a=3,b=-2,

作者介绍:作者单位:张杰林,新疆农二师33团教育教研室,841505;赵凌燕,新疆农二师33团中学,841505

范文十:论我国经济法的一般性和特殊性问题 投稿:陶途逕

摘要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各种新的社会热点问题层出不穷,这对传统经济法研究提出了挑战,经济法学者开始逐步概括和总结我国经济法学建设的实践经验和实际情况,深刻分析我国经济法学研究现状,引起了经济法学界的重视和讨论。本文从我国经济法产生的背景出发,并结合我国国情,指出了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市场经济的普遍共性,并强调了我国经济法发展的特殊方面,以促进经济法研究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关键词经济法金融混乱出资不实

  作者简介:黄文博,三峡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0级研究生;王凯,湖北普济律师事务所。

  中图分类号:D922.2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0592(2011)08-108-02

  经济法最早产生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我国的经济法概念受大陆法系国家如德国、日本影响较大,主要指国家从整体经济发展的角度,对具有社会公共性的经济活动进行干预、管理和调控的法律规范的总称。由于我国经济社会变革的不断深入,各种矛盾日益突显,传统的经济法理念暂时不能立足于社会发展的现实以有效地解决当前社会经济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这就需要追根溯源,从经济法产生的背景着手,剥析我国经济法需要研究的特殊领域。

  一、我国经济法的一般性问题

  萨缪尔森认为,“市场就是一种商品的买者和卖者相互影响以决定其价格和数量所利用的一种机制”,它可以促进资源的优化配置。“市场可以是我们驾驭下的一匹好马。但是马无论怎么好,其能量总有个极限,这个极限不会马上显露出来……如果超过这个极限,市场机制的作用必然会蹒跚不前。”历史证明,市场的自发性、盲目性和滞后性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具体来说,30年代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大萧条时期,新古典派经济学家们积极倡导“自由竞争”、“自动调节”、“自由放任”、政府只当“守夜人”这些原则,始终宣扬资本主义经济通过市场上的自由竞争总会自动调节以达到充分就业的均衡境地,从而不可能发生普遍性生产过剩或生产不足的经济危机和经济萧条�P。正是这种对市场缺陷的不理性的认识催生了此次危机的发生。70年代西方发达国家经济的滞胀时期,凯恩斯认为,有效需求不足以引起失业,过度需求则引起通货膨胀。所以,失业和通货膨胀这两者不可能同时发生�Q。这种错误的理论,为新自由主义反对凯恩斯主义铺平了道路。90年代出现的金融混乱与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都是通过银行系统无中生有地制造货币,接着又破坏了一些支付手段;用短期借贷资金进行长期投资;臣额负债形势不断发展;通过信贷为股票和货币提供大规模投机;金融和货币体系极不稳定�R。这些历史事件不仅充分地证明了市场缺陷的客观性,也为后来经济的健康发展提供了经验教训。

  我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既然是市场经济,也就必然地会出现诸如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样的市场缺陷,最典型的就是垄断。垄断的危害是巨大的,首先,垄断拉高整个社会成本。垄断性行业所从事的一般都是与决大多数人、行业息息相关的公共事业,例如电信、邮政、自来水、电力、煤气、铁路、航空等等。因为这些行业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所以这些行业的服务价格的高低便关系到整个社会的成本。这些行业的整体效率直接关系到其他产业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有专家分析,计划经济时代电信、铁路等部门过去都属于国家行政部门,而这些部门进入市场的时候,本身却仍具有垄断地位,一旦在市场中开始追求利润,就会通过垄断定价把大量消费者利益转移到手中,使特权部门、特权公司拿到远远高于竞争市场价格的利润。结果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竞争成本。这是一条规律,中国与外国都一样。其次,行业垄断导致有效投资不足。一方面,垄断企业能通过垄断获得超额利润,从而妨碍了效率的提高,妨碍了其扩大业务规模的积极性。另外,通过行业垄断阻止社会资金进入该行业,虽然总有资金为利润引诱通过各种方式“违规”进入,但规模总是有限的。而很多高利润的行业都是市场禁入的垄断行业,这些行业中,垄断导致低效,造成了这部分利润反映不出真实的利润状况,成为极大的浪费,同时这也极大的挫伤了资本的投资热情,这样就造成所谓的“资本罢工”,强化了投资市场低迷。第三,行政垄断滋生腐败毒瘤。在当前国内市场出现的大量垄断行为中,行政性垄断无疑占据首当其冲的位置。由政府及其所属部门滥用行政权力所实施的限制竞争行为,称为“行政垄断”。行政性垄断由于行政权力的介入,使得它比自然垄断、行业垄断对市场公平竞争的危害性更大,特别是少数腐败分子利用具有公共事务管理的权力,如果“给钱”才能办事,垄断成了腐败的温床,这不仅影响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使政府信用遭到损害,失信于经营者。

  由此可见,不论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只要存在市场经济,就会不可避免地存在市场缺陷,需要国家这只“看得见的手”对经济进行干预、调节,西方经济法和我国传统的经济法都是基于这点而产生的。

  二、我国经济法的特殊性问题

  (一)市场经济发展程度不同

  我国经济的发展呈现出从计划经济向商口经济发展,并最终过渡到市场经济的发展模式。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才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市场经济的迅速发展是从1992年党的十四大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确立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才正式开始的,经济法学的发展也由此迈上了一个新台阶。进入崭新的21世纪,经济全球化与世界经济一体化的浪潮铺面而来,社会生产力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才初步确立。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市场经济发展与我国有着本质的区别。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法学理论是建立在一个完全成熟的市场经济的基础上的,市场机制已经在资源配置中起到了基础性作用,西方经济法学的任务是为了克服市场缺陷,保证资本主义经济的有效运行。

  (二)政府权力介入不同

  我国政府干预经济的行政权力无处不在,是无限政府。政府权力被许多行政人员看来是与生俱来的,“我国经济法产生之初并不是没有国家干预,而是已经实现了国家对经济生活的直接的、全面的和过度的干预和管理”,经济干预权力无需再通过专门的立法来授权,这样的一种惯性行为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都很难纠正,并且没有强有力的约束,我国经济法并没有对政府权力做出明确的限制,政府权力仍然无处不在。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经济的干预需要法律的明确授权,是有限政府。西方市场经济国家的经济法是授权性立法,其将政府的活动限制在应有的范围内,政府的权力是十分有限的,不得任意干预私人的经济活动,即使市场出现明显的缺陷,影响到整个国家的稳定和发展,也必须通过立法,授予政府一定的权力,政府才能据此采取一定的措施,对市场进行干预�S。罗斯福在就任美国总统时发表的演说就表明了这一点,他说:“要求国会准许我使用应付危机的唯一剩余的手段――向非常状况开战的广泛行政权力,就像在实际遭受外部敌人入侵时所应授予我的大权”。

  (三)经济基础不同

  我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是以公有制为基本经济制度的,最终的目标是要共同富裕,这就要求政府在进行宏观调控的过程中,不仅要有效地调节市场的不足,更重要的是要尽最大努力为市场经济创造一个合适的需求和货币环境,并对收入分配进行调节,强调公平,以形成一个既承认收入差别又注重共同富裕的市场经济。

  而西方国家是资本义义私有制,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更注重效率,更注重资本的投入能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和剩余价值,这一经济基础就决定了我国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在进行宏观调控的过程中行使的职能和价值定位是不同的。

  三、经济法研究要注意的几个方面

  通过以上对我国市场经济与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比较研究,可以看出,我国传统的经济法仍然存在很多不足,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完善:

  (一)经济法应当着重培育市场

  市场经济在我国并没有充分发育,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对社会基本国情的认识不足,以致导致了“市场发育不完全――市场缺陷――国家干预”这样一个逆向思维模式,强调运用行政手段主动干预经济,并大量借鉴了西方资本主义成熟市场经济的理论,没有认识到我国的市场经济还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做到一切从实际出发,使我国在市场经济建设初期走了很多的弯路。现在我们要转变这种不科学的模式,一切从实际出发,要充分认识到国家之手干预经济的目的并不是要弥补市场缺陷,而是应该构建统一的国内市场和规范政府的经济行为,培养“培育市场――市场充分发展――市场缺陷――国家干预”的科学发展理念,保证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二)经济法的基本功能应当是控权而不是授权

  陈云良教授认为:要培育市场,实现市场的自我调节,就要从制度上、观念上根本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转型时期,中国经济法的基本功能是控权法而不是授权法�T。自古以来,政府将干预、管制市场当作是其天然职能,如果不通过法律特别是经济法来实现对政府干预、管制的权力进行界定、控制,市场将无法生长、私权无法发展。�U经济法应当将政府对市场的全面管制权逐步削弱、减少,并依靠法律将其限定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使政府调节市场行为有法可依,将国家调节权法治化,尽可能地促进市场的自由发展。因为毕竟市场经济主要是由市场决定资源的经济运行方式,政府调节仅仅是对市场调节的补充而不是对市场经济的取代,政府调节的范围和程度必须限定。�V

  (三)经济法的价值应当更注重公平

  虽然在价值取向上,我国经济法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法都强调社会整体利益,来实现整体的社会公平竞争,公平是经济法的价值首选。但是,我国经济法所要实现公平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法所追求的公平又是有一定区别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是对私法保护市场主体私权而形成的形式公平基础上产生的实质不公平的矫正,它所实现的公平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公平――实质公平,可以称为高级公平,而前者可以称为初级公平,即私法所维护的基本权利平等。�W而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公有制是国家的经济基础,共同富裕是社会的共同追求,而当前贫富差距悬殊,社会矛盾日益突出,经济法必须始终坚持公平的价值取向,以维护经济的健康运行,维护社会稳定。

  四、结语

  我国经济法肇始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经历了改革开放,逐步呈现出与社会现实发展相矛盾的地方。这是由于我国正处于社会的转型时期,各种问题的出现都具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经济法研究必须立足于我国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因此,经济法理论的研究既要考虑到我国经济与西方资本主义经济的普遍性问题,也要充分认识我国的国情,做到一切从实际出发,有效地回应我国社会经济变革和政治变革的内在需求,以适应时代社会发展的需要。

  注释:

  ①②胡代光.经济理论和政策问题研究.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文库.2005.16.17.

  ③参考消息.1998(3).

  ④⑧陈云良.转轨经济法学:西方范式与中国现实之抉择.2009.

  ⑤⑥谭正航.我国经济法研究范式的转换――兼评陈云良教授的转轨经济法理论.社会科学论坛.2009.7(下).

  ⑦李羽中.现代西方经济学原理(第三版).中山大学出版社.2000.254.

  参考文献:

  [1]现代国外经济学论文选.商务印书馆.1981.

  [2]陈云良.回到中国――转轨经济法的存在及其价值.2008.

  [3]刘光华.如何正确解读转轨经济法――兼作我的立场阐述与观点回应.时代法学.2009(1).

  [4]毛秋芳.浅析“转轨经济法学”存在的合理性.2010(7).

字典词典会议纪要的格式范文会议纪要的格式范文【范文精选】会议纪要的格式范文【专家解析】乡镇七站八所乡镇七站八所【范文精选】乡镇七站八所【专家解析】缅怀先烈发言稿缅怀先烈发言稿【范文精选】缅怀先烈发言稿【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