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鼾歌_范文大全

母亲的鼾歌

【范文精选】母亲的鼾歌

【范文大全】母亲的鼾歌

【专家解析】母亲的鼾歌

【优秀范文】母亲的鼾歌

范文一:母亲的鼾歌 投稿:白剒剓

母亲的鼾歌,对我这个年过五十的儿子来说,仍然是一支催眠曲。

  在我的记忆里,她的鼾声是一支生活的晴雨表。那个年月,我从晋阳劳改队回来,和母亲、儿子躺在那张吱呀作响的旧床板上,她没有打过鼾。她睡得很轻,面对着我侧身躺着,仿佛一夜连身也不翻一下,唯恐把床弄出声响,惊扰我这个远方游子的睡梦。夜间,我偶然醒来,常常看见母亲在睁着眼睛望着我,她可能是凝视我眼角上又加深了的鱼尾纹吧!

  “妈妈,您怎么还没睡?”

  “我都睡了一觉了。”她总是千篇一律地回答。

  我把身子翻转过去,把脊背甩给了她。当我再次醒来,像向日葵寻找阳光那样,在月光下扭头打量母亲布满皱纹的脸庞时,她还在睁着酸涩的眼睛。

  “妈妈,您……”

  “我刚刚睡醒。”她不承认她没有睡觉。

  我心里清楚,在我背向她的时候,母亲那双枯干无神的眼睛,或许在凝视儿子黑发中间钻出来的白发,一根、两根……

  我真无法计数,一个历经苦难的普通中国女性,她躯体内究竟蕴藏着多少力量。年轻时,爸爸被国民党追捕,肺病复发,在悲愤中离世,她带着年仅四岁的我,开始了女人最不幸的生活。我没有看见过她的眼泪,却听到过她在我耳畔唱的摇篮曲:

  狼来了,

  虎来了,

  马猴背着鼓来了!

  风摇晃着冀东平原上的小屋,树梢像童话中的怪老人,发出尖厉而又显得十分悠远的声响。我在这古老的童谣中闭合了眼帘,到童年的梦境中遨游:

  骑竹马,

  摘野花,

  放鞭炮,

  过家家。

  ……

  她呢?我的妈妈!也许只有我在梦中憩息的时刻,她才守着火炭早已熄灭的冷火盆独自神伤吧?!

  我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下河洗澡,摔跤“打仗”……干的都是一件件让母亲忧心的事情。为了给“野马”拴上笼头,更为了让我上学求知,当我十几岁时,一辆马车把我送到了唐山——我平生第一次坐上了火车,从唐山来到了北平。母亲像影子一样跟随我来了。为了交付学费,她卖掉了婚嫁时的首饰,在内务部街二中斜对过的一家富户当洗衣做饭的保姆。当我穿着带有二中领章的干净制服,坐在课堂上学习的时候,同学们不知道,我的母亲此时此刻正汗流浃背地为太太小姐们洗脏衣裳呢!母亲也想不到,她靠汗水供养的儿子,并不是个好学生——他辜负了母亲的含辛茹苦,因为在代数课上常常偷看小说,考试得过“鸡蛋”。在学校布告栏上,寥寥几个因一门理科考试不及格而留级的学生中,他就是其中一个。我不是为苦命的妈妈解忧,而是增加她额头上的皱纹。

  她没有为此垂泪,也没有过多地谴责我,只是感叹父亲去世太早,她把明明属于儿子的过失,又背在自己的肩上:“怨我没有文化,大字识不了几个;你爸爸当年考北洋工学院考了个第一,如果他还活在人间的话,你……”啊!妈妈,当我今天回忆起这些话时,我的眼圈立刻潮湿了——我给您苦涩的心田里,又增加了多少辛酸啊!

  可是母亲一如既往,洗衣、做饭、刷碟、扫地……两只幼时就缠了足的脚,支撑着苦难的重压,在命运的羊肠小路上,默默地走着她无尽的长途。星期六的晚上,我照例离开二中宿舍,和她在一起度周末,母子俩挤在厨房间的一张小床上安息。记得那时,她从不打鼾,我还在幽暗的灯光下看小说,她就睡着了。母亲呼吸匀称,面孔恬淡安详……

  北京解放那年,那家阔佬带着家眷去了台湾。母亲和我从北京来到通县(当时我叔叔在通县教书),怎奈婶婶不能容纳我母亲,在一个飘着零星小雪的冬晨,她独自返回冀东老家去了。

  十六岁的我,送母亲到十字街头。在这离别的一瞬间,我第一次感到母亲的可贵,第一次意识到她的重量。我不舍地拉着她的衣袖说:

  “妈妈!您……”

  “甭为我担心。”她用手抚去飘落在我头上的雪花,“你要好好用功,像你爸爸那样。”

  “嗯。”我垂下头来。

  “快回去吧!你们该上第一堂课了!”

  “不,我再送您一程!”我仰起头来。

  她用手掌抹去我眼窝上的泪痕,又系上我的棉袄领扣,叮咛我说:“逢年过节,回村里去看看妈就行了。妈生平相信一句话,没有蹚不过去的河!”

  我固执地要送她到公共汽车站。

  她执意要我马上回到学校课堂。

  我服从了。但我三步一回头,两步一张望,直到母亲的身影湮没在茫茫的雾幕之中,我才突然像失掉了什么最珍贵的东西一样,返身向公共汽车站疯了似的追去。

  车,开了,轮子下扬起一道雪尘。

  从这天起,我好像一下子变得成熟了。

  我发奋地读书,我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当我在1950年秋天背着行囊离开古老的通州城,到北京师范学校报到后马上给她寄了一封信。第一个寒假,我就迫不及待地回故乡去探望母亲。

  踏过儿时嬉闹的村南小河的渡石,穿过儿时摇头晃脑背诵过“人、手、口、刀、牛、羊”的大庙改成的学堂,在石墙围起的一个院落的东厢房里,我看见了阔别两年多的母亲。

  我仔细凝视我的母亲,她比前两年显得更健壮了。故乡的风,故乡的水,抚去她眼角的细碎皱纹,洗净了她寄人篱下为炊时脸上的烟尘。

  夜更深,油灯亮着豆粒大的火苗,我和母亲躺在滚烫的热炕上,说着母子连心的话儿:

  “妈妈,我让您受苦了。”这句早该说的话,说得太晚了。

  “没有又留级吧?”显然,我留了一级的事情,给她心灵上留下了伤疤。

  “不但没有留级,我还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了呢!”我从草黄色的破旧背包里,拿出刊登我处女作的《光明日报》,递给了她。

  至今我都记得母亲当时的激动神色。她把油灯挑亮了一些,从炕上半坐起身子,神往地凝视着那些密密麻麻的铅字。

  “妈妈!您把报纸拿倒了。”

  她笑了。

  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欣慰的微笑。这笑容不是保姆应酬主人的微笑,也不是为了使儿子高兴强做出来的微笑,而是从她心底漾起的笑波,浮上了母亲的嘴角眉梢。

  她是带着微笑睡去的。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却充满了酸楚之感,特别是在静夜里,我听见她轻轻的鼾声,我无声地哭了。可是当我第二天早晨,问妈妈为什么打鼾时,她回答我说:“我打鼾不是由于劳累,而是因为心安了!”

  从师范学校毕业之后,我被分配到《北京日报》当了记者、编辑。第一件事,我就把母亲从故乡接进北京。果真像她说的那样,由于心神安定,她几乎夜夜都发出微微的鼾声。

  只可惜好景不长。1957年后我便难以听到她的鼾声了。我和我爱人踏上了风雪凄迷的漫漫驿路,家里只剩下她和我那个刚刚落生的儿子。她的苦难重新开始,像孑然一身抚养我一样,抚养她的孙子。“文革”期间,我偶然得以从劳改队回来探亲,母亲再也不打鼾了,她像哺乳幼雏的一只老鸟,警觉地环顾着四周,即使是夜里,她也好像彻夜地睁着眼睛。

  挂上牌子去串巷扫街。

  拐着两只小脚去挖防空洞。

  她苍老了,白发披头,衣衫褴褛。但她用心血抚养的第三代却是个衣衫整洁、品学兼优的挺拔少年。

  “妈妈,”在夜深人静时,我悄悄地说,“我怕您……怕您……支撑不住……”

  “没有蹚不过去的河。”她还是这样回答。

  “您把我拉扯大了,又拉扯孙子……”

  “只要你在井下(当时我在山西一个劳改矿山挖煤)能平平安安,家里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母亲确实坚强得出奇。有时我要替她去扫街,她总是从我手里抢过扫帚,亲自去干扫街的活儿。她的腰弓得很低很低,侧面看去就像一个大大的问号。那样子像是在叩问大地,这种日子哪一天才能结束?!这污迹斑斑的路,哪儿才是它的尽头?!

  1979年的元月,我终于回到了北京。如同鬼使神差一般,她从那一天起又开始打鼾了。我睡在上铺,静听着母亲在下铺打的鼾歌,内心翻江倒海,继而为之落泪。

  说起来,也真令人费解,我怕听别人的鼾声,可母亲的鼾声对我却是催眠剂。尽管她的鼾声,和别人的没有任何差别,但我听起来却别有韵味:她的鼾声既是儿歌,也是一首迎接黎明的晨曲。她似乎在用饱经沧桑的人的鼾歌,赞美着这个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

  (青 豆摘自作家出版社《中华百年经典散文·情感世界卷》一书,李晓林图,本刊有删节)

范文二:母亲的鼾歌 投稿:曾荞荟

母亲的鼾歌,对我这个年过50的儿子来说,仍然是一支催眠曲。

  在我的记忆里,她的鼾声是一支生活的晴雨表。那个年月,我从晋阳劳改队回来,和母亲、儿子躺在那张吱呀吱呀作响的旧床板上,她没有打过鼾。她睡得很轻,面对着我侧身躺着,仿佛一夜连身也不翻一下;惟恐把床弄出声响,惊醒我这个远方游子的睡梦。夜间,我偶然醒来,常常看见母亲在睁着眼睛望着我,她可能是凝视我眼角上又加深了的鱼尾纹吧!

  “妈妈,您怎么还没睡?”

  “我都睡了一觉了。”她总是千篇一律地回答。

  我把身子翻转过去,把脊背甩给了她。当我再次醒来,像向日葵寻找阳光那样,在月光下扭头打量母亲多皱的脸庞时,她还在睁着酸涩的眼睛。

  “妈妈,您……”

  “我刚刚睡醒。”她不承认她没有睡觉。

  我心里清楚,在我背向她的时候,母亲那双枯干无神的眼睛,或许在凝视儿子黑发中间钻出来的白发,一根、两根……

  我真无法计数,一个历经苦难的普通中国女性,她体躯内究竟蕴藏着多少力量。年轻时,爸爸被国民党追捕,肺病复发而悲愤地离去。她带着年仅4岁的我,开始了女人最不幸的生活。我没有看见过她的眼泪,却听到过她在我耳畔唱的摇篮曲:

  狼来了,

  虎来了,

  马猴背着鼓来了!

  风摇晃着冀东平原上的小屋,树梢像童话中的怪老人,发出尖厉而又显得十分悠远的声响。我在这古老的童谣中闭合了眼睑,到童年的梦境中去遨游:

  骑竹马。

  摘野花。

  放鞭炮。

  过家家……

  她呢!我的妈妈!也许只有我在梦中憩睡的时刻,她才守着火炭早已熄灭的冷火盆独自神伤吧?!

  我不曾忘记,在那滴水成冰的严冬,母亲怕我钻冷被窝,总是把我的被褥先搬到炕头上;她怕被窝热度不够,久久地坐在我铺好的棉被上,直到暖热了被窝为止。我年幼,不理解母亲那颗痴心,死活不睡热炕头;她只好把被窝又搬回到炕的那一边去,催我趁热躺下。炎阳似火的夏季,母亲怕我和小伙伴们到河里去玩水时淹死,不断吓唬过我:河里可有水鬼,专拉住小孩的腿不放。除此之外,她还发明了检查我是否下河去游泳了的土办法。她用指甲在我赤裸着的脊梁上划一下,如果在我黧黑的皮肉上划出明显的白道道,就要抓起扫炕用的笤帚疙瘩――但是那笤帚疙瘩从没落到过我的身上。

  我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下河洗澡,摔跤“打仗”……干的都是一件件让母亲忧心的事情:和小伙伴们在墙头上追逐,掉下来摔死了过去;和小伙伴们玩“攻城”游戏,石头砸伤了我的左眉骨,再往下移上一寸,我就变成了独眼少年。为了给“野马”拴上笼头,更为了让我上学求知,当我十几岁时,一辆带布篷的马车,连夜把我送到了唐山――我生平第一次坐上了火车,从唐山来到了北平。母亲像影子一样跟随我来了,为了交付学费,她卖掉了婚嫁时的首饰,在内务部街,二中斜对过的一家富户当洗衣做饭的保姆。当我穿着戴有二中领章的干净制服,坐在课堂上学习的时候,同学们不知道我的母亲,此时此刻正汗流浃背地为太太小姐们洗脏衣裳呢!母亲也想像不到,她靠汗水供养的儿子,并不是个好学生――他辜负了母亲的含辛茹苦,因为在代数课上常常偷看小说,考试分得过“鸡蛋”。在学校布告栏中,寥寥几个因一门理科考试不及格而留级的学生中,他就是其中的一个。我不是为苦命的妈妈解忧,而是增加她额头上的皱纹。回首少年时光,这是儿子对母亲最严酷的打击!

  她没有为此垂泪,也没有过多地谴责我,只是感叹父亲去世太早,她把明明是儿子的过失,又背在自己肩上:“怨我没有文化,大字识不了几升;你爸爸当年考北洋工学院考了个第一,如果他还活在人间的话,你……”啊!妈妈,当我今天回忆起这些话时,我的眼圈立刻潮湿了――我给你苦涩的心田里,又增加了多少辛酸呵!

  可是母亲一如既往,洗衣、做饭、刷碟、扫地……两只幼小时就缠足了的脚,支撑着苦难的重压,在命运的回肠小路上,默默地走着她无尽的长途。星期六的晚上,我照例离开二中宿舍,和她在一起度过周末,母子俩挤在厨房间的一个小床上安睡。记得那时,她从不打鼾,我还在幽暗的灯光下看小说,她就睡着了。母亲呼吸匀称,面孔恬淡安详,似乎她不知道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没意识到她心灵上的沉重负荷……

  母亲!这就是母亲的一幅肖像。她心里有的只是自我牺牲,而没有任何索取。北京解放那年,那家阔佬带着家眷去了台湾。母亲和我从北京来到通县(当时我叔叔在通县教书),怎奈婶婶不能容纳我母亲立足,在一个飘着零星小雪的冬晨,她独自返回冀东故里去了。

  16岁的我,送母亲到十字街头。在这离别的一瞬间,我第一次感到母亲的可贵,第一次意识到她的重量。我惜别地拉着她的衣袖说:

  “妈妈!您……”

  “甭为我担心。”她用手抚去飘落在我头上的雪花,“你要好好用功,像你爸爸那样。”

  “嗯。”我低垂下头来。

  “快回去吧!你该上第一堂课了!”

  “不,我再送您一程!”我仰起头来。

  她用手掌抹去我眼窝上的泪痕,又系上我的棉袄领扣,叮咛我说:“逢年过节,回村里去看看妈就行了。妈平生相信一句话:没有�不过去的河。你放心吧!”

  我固执地要送她到公共汽车站。

  她执意地要我马上回到学校课堂。

  我服从了。但我三步一回头,两步一张望,直到母亲的身影淹没在茫茫的雾幕之中,我才突然像失掉了什么最珍贵的东西一样,返身向公共汽车站疯了似的追去。

  车,开了。轮子下扬起一道雪尘。

  从这天起,我好像一下子变得成熟了。像幼雏脱掉了待食的嫩黄嘴圈,像小鸟长出丰满的羽毛――我提前迈进了青年人的门槛。当时,我经常做着一个十分类似的梦,不是我背着母亲过河,就是梦见我背着她爬山过岭;更奇怪的是,我有时还梦见我变成了姥姥家那匹白骡子,驮着母亲在乡间的古道上往前走。一句话――我内心萌生了对母亲的强烈内疚。

  新中国的春阳给予了我温暖。我逐渐理解到母亲所承受的痛苦,不是她一个人的痛苦,而是旧社会年轻丧夫的妇女命运的一个缩影。儿时,我听我姨姨们告诉我,我母亲在姐妹中排行第三,是姐妹中最漂亮的;脾气么,外柔内刚。我这时似乎充分认识了母亲的韧性;她为了抚养我,舍弃了她所有的一切。我发奋地读书,我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当我在1950年秋天,背着行囊离开古老的通州城,到北京师范学校去报到后马上给她寄了一封信。第一个寒假,我就迫不及待地回故乡去探望母亲。

  踏过儿时嬉闹的村南小河的渡石,穿过儿时摇头晃脑背诵过“人、手、口、刀、牛、羊”的大庙改成的学堂,在石墙围起的一个院落东厢房里,我看见了阔别了两年多的母亲,和儿时差点把我变成“独眼少年”的小伙伴们。

  在母亲那间屋子,人声喧沸:

  “哎呀!丫头(我的乳名)回来了!”

  “变成‘洋’学生啦!”

  “在北京见到过毛主席吗?”

  “多在老家住几天吧!你妈想你想坏了!”

  母亲只是微微笑着,仿佛我回访故土给她带来了什么荣耀似的。我仔细凝视着我的母亲,她比前两年显得更健壮了些。故乡的风,故乡的水,抚去她眼角上的细碎皱纹,洗净了她寄人篱下为炊时脸上的烟灰。尽管她也曾是地主家庭中的一员,乡亲们深知她丧夫后在家庭中的地位,更感叹她的命运坎坷,因而给她定了个中农成分。乡亲们又看她孑然一身,生活充满了艰辛,要她加入了变工的互助组。母亲能做一手好针线活儿,在互助组内她为组员拆拆补补,乡亲为她种那4亩山坡地。

  更深,油灯亮着豆粒大的火苗,我和母亲躺在滚烫的热炕上,说着母子连心的话儿:

  “妈妈,我让您受苦了。”这句早该说的话,说得太晚了。

  “没有又留级吧?”显然,我留了一级的事情,给她心灵上留下伤疤。

  “不但没有留级,我还在报纸上开始发表文章了呢!”我从草黄色的破旧背包里,拿出来刊登我处女作的《新民报》和《光明日报》,递给了她。

  至今我都记得母亲当时的激动神色。她把油灯挑得亮了一些,从炕上半翘起身子,神往地凝视着那密密麻麻的铅字。

  “妈妈!您把报纸拿倒了。”

  她笑了。

  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欣慰的微笑。这笑容不是保姆应酬主人的微笑,也不是为了使儿子高兴强作出来的微笑,而是从她心底漾起的笑波,浮上了母亲的嘴角眉梢。

  她是带着微笑睡去的。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却充满了酸楚之感――我第一次把童真的泪水,献给了我苦命的妈妈。特别是在静夜里,我听见她轻轻的鼾声,我无声地哭了。可是当我第二天早晨,问妈妈为什么打鼾时,她回答我说:“我打鼾不是由于劳累,而是因为心安了!”

  从师范学校毕业之后,我被调到《北京日报》当了记者、编辑。第一件事,就是把母亲从故乡接进北京。果真像她说得那样,由于心神安定,她几乎夜夜都发出微微的鼾声。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一种心理上的条件反射,似乎只有听到母亲的鼾声,我才能睡得更踏实,连梦境仿佛也随着她的鼾歌而变得更为绚丽。

  只可惜好景不长。1957年后我再难以听到她的鼾声了。我和我爱人踏上了风雪凄迷的漫漫驿路,家中只剩下她和我那个刚刚落生的儿子。她的苦难重新开始,像孑然一身抚养我那时一样,抚养她的孙子。“文革”期间,我偶然得以从劳改队回来探亲,母亲再也不打鼾了,她像哺乳幼雏的一只老鸟,警觉地环顾着四周;即使是夜里,她也好像彻夜地睁着眼睛。

  挂上牌子去串巷扫街。

  拐着两只缠足小脚去挖防空洞。

  她苍老了。白发披头,衣衫褴褛。但她用心血抚养的第三代――却是衣衫整洁品学兼优的挺拔少年。

  “妈妈。”在夜深人静时,我安慰她说,“我怕您……怕您……支撑不住,突然……”

  “没有�不过去的河。”她还是这样回答。

  “您把我拉扯大了,又拉扯孙子……”

  “只要你在井下(当时我在山西一个劳改矿山挖煤)能平平安安,家里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母亲确实坚强得出奇。有时我要替她去扫街,她总是从我手里抢过扫帚,亲自去干扫街的活儿。她的腰弓得很低很低,侧面看去就像一个大大的问号。那样子像是在叩问大地,这个岁月哪一天才能结束?!这污迹斑斑曲折的路,哪儿才是它的尽头?!

  1979年的1月6日,我终于回到了北京。如同鬼使神差一般,她从那一天起又开始打鼾了。我住在上铺上,静听着母亲在下铺打的鼾歌,内心翻江倒海,继而为之泪落。后来,我们从10平方米的小屋搬到了团结湖,我常常和母亲同室而眠,静听她像摇篮曲一样的鼾歌。

  说起来,也真令人费解,我怕听别人的鼾声,却非常爱听母亲的鼾歌。1982年我去石家庄开会,同室的刘绍棠鼾声大作,半夜我逃到流沙河的房子里去逃避鼾声;哪知流沙河打鼾的本事也很高明,我只好逃到另一间屋里去睡觉。我一夜三迁,彻夜未能成眠。

  只有母亲的鼾声,对我是安眠剂。尽管她的鼾声和别人没有任何差别,但我听起来却别有韵味;她的鼾声既是儿歌,也是一首迎接黎明的晨曲。她似乎在用饱经沧桑人的鼾歌,赞美着这个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

范文三:9母亲的鼾歌2 投稿:汪恓恔

母亲的鼾歌

⑴母亲的鼾歌,对我这个年过五十的儿子来说,仍然是一支催眠曲。在我的记忆里,她的鼾声是一支生活的晴雨表。

⑵我四岁丧父,母亲带着年幼的我,开始了女人最不幸的生活。我没有看见过她的眼泪,却听到过她在我耳畔哼唱的摇篮曲。此时,外面的风正摇晃着冀东平原上的小屋,树梢像童话中的怪老人,发出尖锐而又凄厉的声响,我却在母亲古老的童谣中闭上了眼睛,到童年的梦境中去遨游。

⑶我十几岁时到北京求学。为了交付学费,母亲远离家乡到我学校附近的一家富户当保姆。当我坐在课堂上学习的时候,我的母亲,正汗流浃背地洗着一件件脏衣裳!母亲做梦也想不到,她用汗水供养的儿子,因为在代数课上常常偷看小说,而成为寥寥几个留级学生中的一个。

⑷她没有为此垂泪,也没有过多地责备我,只是感叹父亲去世太早,她没有多少文化。她一如既往,洗衣、做饭、刷碗、扫地„„独自一人,支撑着苦难的重压,在命运的回肠小路上,默默地走着她无尽的长途。常常是我还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小说,她就睡着了,睡得恬静安详。似乎她不知道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无暇顾及她心灵上的沉重负荷„„那时的母亲,从不打鼾。

⑸那一年,因为生活的变故我寄住在通县的叔叔家,母亲只能独自返回故里了。十六岁的我,在一个飘着零星小雪的冬晨,送她到十字街头。她用手抚去飘落在我头上的雪花:“你要好好用功,像你爸爸那样。” “嗯。”我垂下头来。

⑹她用手掌抹去我脸上的泪痕,又系上我的棉袄领扣,叮咛我说:“逢年过节,回村里看看妈就行了。妈相信,没有趟不过去的河。你放心吧!”„„

⑺在这离别的瞬间,我第一次感到母亲的可贵,第一次意识到她的重量。从这天起,我开始发奋地读书,如饥似渴地学习。1950年秋天,我背着行囊离开通州城,到北京师范学校报到后,马上给她寄了一封信。第一个寒假,我就迫不及待地回故乡去探望母亲。 ⑻当夜深人静时,我和分别两年多的母亲躺在热炕上,说着母子连心的话儿:“妈妈,我让您受苦了。”“没有又留级吧?”显然,我那年留级的事情,给她心灵上留下了伤疤。 ⑼“不但没留级,我还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了呢!”我拿出刊登我处女作的报纸,递给她。她小心地接过来,把油灯挑得亮了一些,从炕上半翘起身子,激动而神往地凝视着那密密麻麻的铅字。“妈妈!您把报纸拿倒了。” 她笑了。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欣慰的微笑。从心底漾起的笑波,浮上了母亲的嘴角眉梢。

⑽她是带着微笑睡去的。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却充满了酸楚之感。特别是在静夜里,听见她轻轻的鼾声,我无声地哭了„„

⑾我毕业后到《北京日报》社工作。第一件事,就是把母亲接进北京。她几乎夜夜都发出微微的鼾声。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一种心理上的条件反射,似乎只有听到母亲的鼾声,我才能睡得更踏实,连梦境也仿佛随着她的鼾歌而变得更为绚丽。

⑿只可惜1957年后我再难以听到她的鼾声了。我和妻子被迫踏上了风雪凄迷的漫漫驿路,家里只剩下她和我那个刚出生的儿子。她的苦难重新开始,像孑然一身抚养我那时一样,抚养着她的孙子。

⒀我偶然得以回来探亲,和母亲、儿子躺在那张吱呀作响的旧床板上。她面对着我侧身躺着,仿佛一夜连身也不翻一下。我夜间醒来,常常看见母亲在睁着眼睛望着我。 ⒁“妈妈,您怎么还没睡?”“我都睡了一觉了。”她总是千篇一律地回答。

⒂我把身子翻转过去,想让母亲能够闭一闭眼。当我再次醒来,在月光下扭头打量母亲那布满皱纹的脸庞时,她还在睁着酸涩的眼睛。我心里清楚,在我背向她的时候,她那双枯干无神的眼睛,一定在凝视儿子黑发中间钻出来的白发,一根、两根„„

⒃“妈妈,我怕您„„怕您„„支撑不住„„”

⒄“没有趟不过去的河。”她还是这样回答。

⒅1979年的元月6日,我结束了凄风苦雨的日子,终于回到了北京,从那一天起她又开始打鼾了。我睡在上铺,静听着母亲在下铺的鼾歌,内心翻江倒海,继而为之泪落。后来,我们从十平方米的小屋搬到了宽敞的房子里,我也常常在深夜里静听她像摇篮曲一样的鼾歌。

⒆说来也真令人费解,我怕听别人的鼾声,却非常爱听母亲的鼾歌。尽管她的鼾声和别人的没有任何差别,但我听起来却别有韵味:她的鼾声既是儿歌,也是一首迎接黎明的晨曲。她似乎在用饱经沧桑人的鼾歌,赞美着这个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

1.选文第1段写道:“她(母亲)的鼾声是一支生活的晴雨表”,请你阅读3—18段,用简洁的语言补出下面的内容。

(1) ,母亲从不打鼾;

(2)我努力求学,学有所成,母亲开始打鼾;

(3)我遭遇人生的坎坷磨难,母亲没有了鼾声;

(4) ,母亲鼾声又起。

2.第2段在讲述母亲为“我”哼唱童谣时为何还要描写屋外尖锐凄厉的风声?

3.第10段和第18段都写到“我”因听到母亲的鼾歌而落泪,请简要分析“我”这两次落泪的原因分别是什么。

4.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请结合文章内容谈谈你的理解。(120—150字)

答案解析:

1.(1)我少不更事,不努力学习 (4)我结束苦难,回到北京

2.用母亲哼唱的摇篮曲与屋外尖锐凄厉的风声形成对比,突出了母亲歌声给我内心带来的温馨与安全之感,也表现出母亲的坚强慈爱。

3.第一次:为自己不懂事让母亲承受内心的煎熬而内疚悔恨;第二次:为年老的母亲独自承受苦难而心痛,也为母亲现在的安然而欣慰。

4.答案略。能围绕母亲的坚强、宽容、爱子情深等特点,结合文章内容分析正确即可。

范文四:母亲的鼾歌 投稿:沈禬禭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生活 温暖 
母 亲 的 鼾 歌 ,对 我 这 个 年 过 5  0 的儿子 来 说 , 然 是 一支 催 眠 曲 。 仍   梢 像 童话 中 的怪 老人 , 出 尖 厉 而 又显 得 十 分 悠远 的声 响 。我 在 这  发

古老的童谣中闭合 了眼睑, 到童年 的梦境 中去遨游 :  
骑竹马。  
摘野花。   放鞭炮。  

在我的记忆里 , 的鼾声是一支  她 生 活 的 晴 雨 表 。 那 个 年 月 , 从 晋 阳  我
劳 改队回来 , 和母 亲 、 子 躺 在 那 张  儿 吱呀 吱 呀 作 响 的 旧床 板 上 , 没 有 打  她 过 鼾 。她 睡 得 很 轻 , 面对 着 我 侧 身 躺 

过 家 家 … …  她 呢 ! 的妈 妈 ! 我 也许 只有 我在 梦 中憩 睡 的时 刻 , 才 守着 火 炭  她 早 已熄 灭 的 冷火 盆 独 自神伤 吧 ?  ! 我不 曾忘记 , 在那滴水成 冰的严冬 , 亲怕我钻冷被 窝 , 母 总是把 

着, 仿佛 一夜连 身也不翻一 下 ; 惟恐 
把 床 弄 出声 响 . 醒 我 这 个 远 方 游 子  惊 的睡 梦 。夜 间 , 然 醒 来 , 常 看见  我偶 常 母 亲 在 睁 着 眼 睛 望 着 我 . 可 能 是 凝  她 视 我 眼 角上 又 加深 了 的鱼 尾纹 吧 !  
“ 妈 , 怎 么还 没 睡 ?” 妈 您  

我 的被褥先搬到炕头上 ; 她怕被 窝热 度不 够 , 久久地坐 在我铺好的 
棉 被 上 , 到 暖 热 r 窝 为 止 。 我 年幼 , 理解 母 亲 那 颗 痴 心 , 活  直 被 不 死

不睡热炕头 : 她只好把被窝又搬回到炕 的那一边去 , 催我趁热躺下 。   炎 阳似火的夏季 。 母亲怕我 和小伙 伴们到河里去玩水时淹死 , 不断  吓唬过我 : 河里可有水鬼 , 专拉住小孩的腿不放 。除此之外 , 她还发  明 了检查我是否下河去游泳 了的土办法。她用指甲在我赤裸着 的脊 
梁上划一下 , 如果 在 我 黧 黑 的皮 肉 上 划 出 明 显 的 白道 道 , 要 抓 起  就

“ 我都睡了一觉了。” 她总是千篇 


律 地 回答 。  

我把 身子 翻转过 去. 把脊背甩给 
了她 。 当我 再 次 醒 来 , 向 日葵 寻找  像 阳光 那 样 , 月光 下 扭 头 打 量 母 亲 多  在 皱 的 脸 庞 时 。她 还 在 睁 着 酸 涩 的 眼 
睛。  

扫炕用 的笤帚疙瘩— — 旦   是那笤帚疙瘩从没落 到过我的身上 。  


我不是一个听话 的孩子 。下河洗澡 , 摔跤“ 打仗” ……干的都是  件 件 让母 亲 忧 心 的 事情 : 和小 伙 伴 们 在 墙 头 上 追 逐 , 下 来 摔 死  掉
了过 去 ; 小 伙 伴们 玩 “ 城 ” 戏 . 头 砸 伤 了我 的左 眉 骨 , 往 下  和 攻 游 石 再

“ 妈 . … …” 妈 您  

移 上一 寸 , 就 变成 了独 眼 少 年 。为 了给 “ 马 ” 上 笼 头
, 为 了让  我 野 拴 更 我 上 学求 知 , 我 十几 岁 时 , 辆 带 布 篷 的 马车 , 当 一 连夜 把 我 送 到 了唐  山— — 我 生 平 第 一 次坐 上 了火 车 , 唐 山来 到 了北 平 。母 亲 像 影 子  从

“ 刚 刚睡 醒 。” 不 承认 她 没有  我 她
睡 觉 

候 
在 

蓝  
日 

多  捕 
正  

生 

到 

26A 葩 0. 支 黪  08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 

温暖 生 活 .   . . _
小说 , 考试分得过“ 鸡蛋” 。在学校布  告栏 中 , 寥寥几个冈一门理科考试不 
及 格 而 留 级 的 学 生 中 , 就 是 其 巾 的  他



——- u _ 

世界著名的小提 琴家欧 尔・ 里, 巴黎的 布 在
次音 乐会上 , 小提 琴 的 A弦 突 然断 了。 众 一  观

1r   ^

个 。 我 不 是 为 苦命 的 妈妈 解忧 , 而 

是增 加 她 额 头上 的皱纹 。回首 少年 时  光 , 是 儿子 对 母 亲最 严 酷 的 打击 ! 这   她 没 有 为 此 垂 泪 , 没 有 过 多 地  也

片 然但  然 色若 用 余 三  哗 ,是 依 神 自的 剩 的 条
弦作 演 完 , 掌 不。 将 品 奏 毕全 声 息 场  
继续演奏。盎  

叟 自   。 
一 户   扣 

断 

谴责我 ,只是感叹父亲去世 太早 , 她 
把 明 明 是 儿 子 的过 失 , 背 在 自己肩  又 上 : 怨 我 没 有 文 化 . 大 字 识 不 了 几  “ 升 : 爸 爸 当年 考 北 洋 工 学 院 考 了个 你 第一 ,如果 他还 活 在人 间 的话 , 你  ” !妈 妈 . 啊 当我 今天 回忆 起这 些 
… …

这 是 生 缺 一 弦就 剩 的 条 ; 人   就 人 。 了条 , 余 三    

:  
了 !”  

“ , 再送 您 一 程 !” 不 我 我仰 起 头 来 。   她用 手掌 抹 去 我 眼 窝 上 的 泪 痕 。 系 上 我 的棉 袄 领扣 , 又 叮咛 我  说 :逢年过节 , “ 回村里去看看妈就行 了。妈平生相信一句话: 没有蹬 
不 过 去 的河 。你 放 心 吧 !”   我 固执 地要 送 她 到 公共 汽 车 站 。  

话 时 , 的 眼 圈 立 刻 潮 湿 了— — 我 给  我

你苦涩的心 田里 , 又增加 了多少辛酸 
呵!  

可是 母 亲 一 如 既 往 , 衣 、 饭 、 洗 做  

刷 碟 、 地 …… 两 只 幼 小 时 就 缠 足 了  扫

她执 意 地要 我 马 上 回 到学 校 课 堂 。   我服 从 了 。但 我 三步 一 回 头 , 步 一张 望 , 到 母 亲 的身 影淹 没  两 直 在 茫 茫 的雾 幕 之 中 ,我 才 突然 像 失 掉 了什 么最 珍 贵 的东 西 一 样 , 返  身向公共汽车站疯 了似的追去。   车 , 了 。轮 子 下扬 起 一 道雪 尘 。 开  

的脚 , 支撑 着苦难 的重压 . 在命 运的 
同 肠 小路 上 , 默 地 走 着 她 无 尽 的长
  默 途 。 星 期 六 的 晚上 . 照 例 离 开 二 中  我 宿 舍 , 她 在 一 起 度 过 周 末 . 子 俩  和 母

挤 在厨 房 间 的一 个 小 床 上安 睡 。记 得  从这 天 起 , 好 像 一 下 子变 得 成 熟 了 。像 幼雏 脱掉 了待 食 的嫩  我 那 时 . 从 不 打 鼾 , 还 在 幽 暗 的 灯 。 黄 嘴 圈 ,像 小 鸟 长 出 丰 满 的羽 毛 —— 我提 前 迈 进 了青 年 人 的 门 槛 。 她 我    

光下看小说 , 她就睡着 了。母亲呼 吸  匀称 , 面孔 恬淡安详 , 似乎她不 知道 
人 生 的 酸 甜 苦 辣 , 没 意 识 到 她 心 灵  也 上 的沉 重 负 荷 … …  母 亲 !这 就 是 母 亲 的一 幅 肖像 。   她 心 里 有 的 只 是 自我牺 牲 . 没 有 任  而

当时 , 我经常做着一个 十分类似的梦 , 不是我背着母 亲过河 , 就是 梦  见我背着她爬山过岭 ; 奇怪 的是 , 更 我有 时还 梦 见 我 变 成 了姥 姥 家 
那 匹 白 骡 子 , 着母 亲在 乡间 的 古 道 上往 前 走 。一 句 话 — — 我 内 心  驮 萌 生 了对 母 亲 的强 烈 内疚 。   新 巾 国 的 春 阳 给 予 了 我 温 暖 。我 逐 渐 理 解 到 母 亲 所 承 受 的痛 

苦, 不是她 一个人 的痛 苦 , 而是 旧社会年 轻丧夫的妇女命运 的一个 

何索取。北京解放那 年. 那家阔佬带  缩 影 。 儿 时 , 听我 姨 姨 们 告 诉 我 , 母 亲 在姐 妹 中排 行 第 三 。 姐  我 我 是 着家眷 去了台湾 。 亲和我从北京来 , 妹中最漂亮的 ; 母   脾气么, 外柔 内刚。我这时似乎充分认识 了母亲的韧  到通县( 当时我叔叔在通县教 书)怎  , 奈婶婶不 能容纳我母 亲立足 . 在一个 
飘 着零 星 小雪 的 冬晨 , 独 自返 回冀  她 东 故里 去 了   l岁 的我 ,送 母 亲 到 十字街 头 。 6   在 这 离 别 的 一 瞬 间 . 第 一 次 感 到 母  我 亲 的 可 贵 ,第 一次 意识 到她 的 重 量 。   我惜 别 地 拉着 她 的 衣袖 说 :   “ 妈妈 !您 … … ”   “ 为我 担心 。” 甭 她用 手 抚 去飘 落  在我 头 上 的雪 花 ,你 要好 好 用 功 , “ 像  你爸 爸 那 样 。 ”   “ 。” 低 垂 下头 来 。 嗯 我   “ 回 去 吧 ! 你 该 上 第 一 堂 课  快

性; 她为 了抚养我 , 舍弃 了她所有 的一切。我发奋地读 书, 我如饥似  渴 地 学 习 知识 — — 当我在 15 9 0年秋 天 ,背 着 行囊 离 开 占老 的通 州  城, 到北京师范学校去报到后马上给她寄了一封信 。 第一个寒假 , 我  就 迫 不及 待 地 回故 乡去 探望 母 亲 。  
踏过 儿 时 嬉 闹 的 村 南 小 河 的渡 石 ,穿 过 儿 时 摇 头 晃 脑 背 诵 过  “ 、 、 、 、 、 ” 大 庙 改 成
的学 堂 , 石 墙 围起 的一 个 院 落  人 手 口 刀 牛 羊 的 在 东 厢 房 里 , 看 见 了 阔别 了两 年 多 的 母 亲 , 儿 时差 点 把 我 变 成 “ 我 和 独  眼少年” 的小 伙 伴们 。   在母 亲 那 间屋 子 , 声 喧 沸 : 人   “ 呀 ! 、头 ( 的乳 名 ) 哎 r 我 回来 了 !”  
“ 成 ‘ ’ 生啦 !” 变 洋 学  

“ 在北 京 见 到 过 毛 主席 吗 ? ”   “ 多在老家住几天吧 !你妈想你想坏 了!”   母 亲 只 是 微 微 笑 着 ,仿 佛 我 回访 故 土 给 她带 来 了 什 么 荣 耀 似 

7 支讫 2 0 . A 4 0 68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生活 温暖  
的  我 仔 细凝 视 着我 的 母 亲 , 比前  她 两 年 显 得更 健 壮 了些 。故 乡 的 风 , 故  乡的 水 ,抚 去她 眼 角 上 的 细碎 皱 纹 ,   洗 净 了 她 寄 人 篱 下 为 炊 时 脸 上 的 烟  灰  尽 管 她 也 曾 是 地 主 家 庭 中 的一  员 . 亲 们 深 知她 丧 夫后 在 家庭 中 的  乡 地 位 . 感 叹 她 的 命 运 坎 坷 , 而 给  更 因 她 定 了个 中农 成分 。乡 亲们 又 看 她 孑  然 一 身 . 活 充 满 了 艰 辛 , 她 加 入  生 要 了变 工 的互 助 组 。母 亲 能做 一 手 好 针  线 活 儿 . 互助 组 内 她 为组 员拆 拆 补  在 补 . 亲为 她种 那 4亩 山坡 地 。 乡   更 深 ,油灯 亮 着 豆 粒 大 的 火 苗 ,   我 和母 亲躺 在 滚 烫 的热 炕 上 , 着 母  说
子 连 心 的话 儿 :   几 乎 夜 夜都 发 出微 微 的 鼾声 。久 而 久 之 , 也 养 成 了 一种 心 理 上 的  我

条件反射 , 似乎只有 听到母亲的鼾声 , 我才能睡得更踏实 , 连梦境仿 
佛 也 随着 她 的鼾 歌而 变 得更 为绚 丽 。   只 可惜 好 景不 长 。15 9 7年后 我 再 难 以 听到 她 的 鼾声 了 。 和 我  我

爱人踏上了风雪凄迷 的漫漫驿路 , 家中只剩下她和我那个刚刚落生  的儿子 她的苦难重新开始 , 孑然一身抚养我那时一样 , 像 抚养她的 
孙 子 。“ 革” 间 , 文 期 我偶 然 得 以从 劳 改 队 回来 探 亲 , 亲再 也 不 打 鼾  母 了. 像哺乳幼雏的一只老鸟 , 觉地环顾 着四周 ; 她 警 即使 是 夜 里 , 她 

也好像 彻夜地睁着眼睛 。  
挂 上牌 子 去 串 巷扫 街 。  

・  

拐 着两 只缠 足 小脚 去 挖 防空 洞 。   她 苍老 了 。 白发披 头 , 衫 褴 褛 。 她 用 心 血抚 养 的第 三代 — —  衣 但 却 是 衣 衫 整 洁品 学 兼优 的挺 拔 少年 。   “ 妈妈 。” 在夜 深 人 静 时 , 安 慰 她 说 ,我怕 您 … …怕 您 …… 支  我 “ 撑不住 . 然……” 突   “ 没有 膛 不过 去 的河 。 ” 她还 是 这 样 回
答 。   “ 您把 我 拉扯 大 了 , 又拉 扯孙 子 … … ”  

“ 妈 , 让 您 受 苦 了 。” 句 早  妈 我 这 该 说 的 话 , 太 晚 了。 说得  
“ 没有 又 留级 吧 ? ” 然 . 留 了  显 我


级 的 事情 , 给她 心 灵 上 留下 伤 疤 。   “ 但 没有 留 级 .我 还 在 报 纸 上  不 开 始 发 表 文章 了 呢 !” 从 草 黄 色 的  我 破 旧背 包 里 , 出来 刊 登 我 处 女 作 的  拿

“ 只要 你在井下 ( 当时我在山西一个劳改矿 山挖煤 )能平平安  安 . 里 的事 你 就不 用 操 心 了 。” 家  
母 亲 确 实坚 强得 出奇 。 有 时 我要 替 她 去 扫 街 , 总 是 从 我 手 里  她

抢过扫帚 , 自去干扫街的活儿 。 的腰 弓得很低很低 , 亲 她 侧面看 去就  像 一个 大大 的问号。那样子像是在叩问大地 , 这个岁月哪一天才能 
结束 ? !这 污 迹 斑斑 曲折 的路 , 哪儿 才 是 它 的尽 头 ?  1 17 的 1 61, 终 于 回到 了北 京 。 同鬼 使 神差 一 般 , 99年 月   我 3 如 她  从 那一 天起 又 开 始 打 鼾 了 。我 住 在 上 铺上 , 听 着母 亲 在 下 铺 打 的  静 鼾歌 , 内心翻江倒海 , 继而为之泪落。后来, 我们从 l 0平方米的小屋  搬 到 了 团结 湖 , 常 常 和 母 亲 同 室 而 眠 , 听 她像 摇 篮 曲 一 样 的鼾  我 静
歌。  

《 新民报》 光明 1报》递给 了她。 和《 3 ,  
至 今 我 都 记 得 母 亲 当 时 的激 动  神 色 。 她把 油灯 挑 得 亮 了一 些 , 炕  从 上 半 翘 起 身 子 , 往 地 凝 视 着 那 密 密  神 麻 麻 的铅 字 。   “ 妈妈 !您 把报 纸 拿 倒 了  ”   她笑了。   在 我 的记忆 中 , 是 我 第 一 次 看  这

说起来 , 真令人费解 , 也 我怕听别人的鼾声 , 却非常爱听母 亲的  鼾歌。 9 2 18 年我去石家庄开会 , 同室 的刘绍棠鼾声大作 , 半夜我逃到  流沙河 的房子里去逃避鼾声 ;哪知流沙河打鼾 的本事也很高明 , 我 
只 好逃 到 另一 间屋 里 去 睡觉 。我 一夜 三迁 。 夜 未 能成 眠  彻 只有 母 亲 的 鼾声 , 我是 安 眠 剂  尽 管 她 的 鼾声 和 别 人 没 有 任  对

见她欣慰的微笑 。这笑容不是保姆应  酬主人的微笑 , 也不是为了使儿子高  兴强作 出来的微笑 。 而是从她心底漾  起的笑波 , 浮上了母 亲的嘴角眉梢。   她是带着微笑睡去的。不知 为什  么. 我心 里却 充满了酸楚之感——我  第 一 次 把 童 真 的 泪水 . 给 了我 苦 命  献
的 妈 妈 。特 别 是 在静 夜 里 , 听 见 她  我 轻 轻 的 鼾 声 , 无 声 地 哭 了  可 是 当  我

何差别 , 但我听起来却别有韵味 ;
她的鼾声既是儿歌 , 也是一首迎接  黎 明 的晨 曲 。她 似 乎 在用 饱 经 沧 桑 人 的 鼾歌 . 美着 这 个 来 之 不 易  赞
的 太 平盛 世 … …盎  



人到 某地 惠了病。他找 当地人 了解哪位 

我第二 天早 晨 .问妈妈 为什 么打鼾 

医生医术高。“ 我们这里有个规定 . 个医生 看  哪 死一个病人 , 就在他 的诊所里放一个气球。” 这  个人开始寻找 , 个医生的诊所里放 了 2 有 0个气 
球, 另一 个放 了 3 0个 气球 . 后 他 找 到 一 家 只  最

找 
医  殳生 
冬 
天 

时 , 回答我说 :我打鼾不是 由于劳  她 “
累 , 是 因 为心 安 了 !” 而  

从 师 范 学 校 毕 业 之 后 。 被 调 到  我

《 北京 1报》 3 当了记者 、 编辑 。第一件  事 , 是 把 母 亲 从 故 乡 接 进 北 京 。果  就 真像她 说得 那样 ,由 于心神安定 . 她 

放 l O个气球的诊所。他走进去 。医生说 :到后  “ 面排队去 , 我今天才开诊 , 太忙 了。”   真 盎

2 6A 苑 0 . 支 黪  08


范文五:9母亲的鼾歌 投稿:林蟿蠀

母亲的鼾歌

⑴母亲的鼾歌,对我这个年过五十的儿子来说,仍然是一支催眠曲。在我的记忆里,她的鼾声是一支生活的晴雨表。

⑵我四岁丧父,母亲带着年幼的我,开始了女人最不幸的生活。我没有看见过她的眼泪,却听到过她在我耳畔哼唱的摇篮曲。此时,外面的风正摇晃着冀东平原上的小屋,树梢像童话中的怪老人,发出尖锐而又凄厉的声响,我却在母亲古老的童谣中闭上了眼睛,到童年的梦境中去遨游。

⑶我十几岁时到北京求学。为了交付学费,母亲远离家乡到我学校附近的一家富户当保姆。当我坐在课堂上学习的时候,我的母亲,正汗流浃背地洗着一件件脏衣裳!母亲做梦也想不到,她用汗水供养的儿子,因为在代数课上常常偷看小说,而成为寥寥几个留级学生中的一个。

⑷她没有为此垂泪,也没有过多地责备我,只是感叹父亲去世太早,她没有多少文化。她一如既往,洗衣、做饭、刷碗、扫地„„独自一人,支撑着苦难的重压,在命运的回肠小路上,默默地走着她无尽的长途。常常是我还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小说,她就睡着了,睡得恬静安详。似乎她不知道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无暇顾及她心灵上的沉重负荷„„那时的母亲,从不打鼾。

⑸那一年,因为生活的变故我寄住在通县的叔叔家,母亲只能独自返回故里了。十六岁的我,在一个飘着零星小雪的冬晨,送她到十字街头。她用手抚去飘落在我头上的雪花:“你要好好用功,像你爸爸那样。” “嗯。”我垂下头来。

⑹她用手掌抹去我脸上的泪痕,又系上我的棉袄领扣,叮咛我说:“逢年过节,回村里看看妈就行了。妈相信,没有趟不过去的河。你放心吧!”„„

⑺在这离别的瞬间,我第一次感到母亲的可贵,第一次意识到她的重量。从这天起,我开始发奋地读书,如饥似渴地学习。1950年秋天,我背着行囊离开通州城,到北京师范学校报到后,马上给她寄了一封信。第一个寒假,我就迫不及待地回故乡去探望母亲。 ⑻当夜深人静时,我和分别两年多的母亲躺在热炕上,说着母子连心的话儿:“妈妈,我让您受苦了。”“没有又留级吧?”显然,我那年留级的事情,给她心灵上留下了伤疤。 ⑼“不但没留级,我还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了呢!”我拿出刊登我处女作的报纸,递给她。她小心地接过来,把油灯挑得亮了一些,从炕上半翘起身子,激动而神往地凝视着那密密麻麻的铅字。“妈妈!您把报纸拿倒了。” 她笑了。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欣慰的微笑。从心底漾起的笑波,浮上了母亲的嘴角眉梢。

⑽她是带着微笑睡去的。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却充满了酸楚之感。特别是在静夜里,听见她轻轻的鼾声,我无声地哭了„„

⑾我毕业后到《北京日报》社工作。第一件事,就是把母亲接进北京。她几乎夜夜都发出微微的鼾声。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一种心理上的条件反射,似乎只有听到母亲的鼾声,我才能睡得更踏实,连梦境也仿佛随着她的鼾歌而变得更为绚丽。

⑿只可惜1957年后我再难以听到她的鼾声了。我和妻子被迫踏上了风雪凄迷的漫漫驿路,家里只剩下她和我那个刚出生的儿子。她的苦难重新开始,像孑然一身抚养我那时一样,抚养着她的孙子。

⒀我偶然得以回来探亲,和母亲、儿子躺在那张吱呀作响的旧床板上。她面对着我侧身躺着,仿佛一夜连身也不翻一下。我夜间醒来,常常看见母亲在睁着眼睛望着我。 ⒁“妈妈,您怎么还没睡?”“我都睡了一觉了。”她总是千篇一律地回答。

⒂我把身子翻转过去,想让母亲能够闭一闭眼。当我再次醒来,在月光下扭头打量母亲那布满皱纹的脸庞时,她还在睁着酸涩的眼睛。我心里清楚,在我背向她的时候,她那双枯干无神的眼睛,一定在凝视儿子黑发中间钻出来的白发,一根、两根„„

⒃“妈妈,我怕您„„怕您„„支撑不住„„”

⒄“没有趟不过去的河。”她还是这样回答。

⒅1979年的元月6日,我结束了凄风苦雨的日子,终于回到了北京,从那一天起她又开始打鼾了。我睡在上铺,静听着母亲在下铺的鼾歌,内心翻江倒海,继而为之泪落。后来,我们从十平方米的小屋搬到了宽敞的房子里,我也常常在深夜里静听她像摇篮曲一样的鼾歌。

⒆说来也真令人费解,我怕听别人的鼾声,却非常爱听母亲的鼾歌。尽管她的鼾声和别人的没有任何差别,但我听起来却别有韵味:她的鼾声既是儿歌,也是一首迎接黎明的晨曲。她似乎在用饱经沧桑人的鼾歌,赞美着这个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

1.选文第1段写道:“她(母亲)的鼾声是一支生活的晴雨表”,请你阅读3—18段,用简洁的语言补出下面的内容。

(1) ,母亲从不打鼾;

(2)我努力求学,学有所成,母亲开始打鼾;

(3)我遭遇人生的坎坷磨难,母亲没有了鼾声;

(4) ,母亲鼾声又起。

2.第2段在讲述母亲为“我”哼唱童谣时为何还要描写屋外尖锐凄厉的风声?

3.第10段和第18段都写到“我”因听到母亲的鼾歌而落泪,请简要分析“我”这两次落泪的原因分别是什么。

4.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请结合文章内容谈谈你的理解。(120—150字)

答案解析:

1.(1)我少不更事,不努力学习 (4)我结束苦难,回到北京

2.用母亲哼唱的摇篮曲与屋外尖锐凄厉的风声形成对比,突出了母亲歌声给我内心带来的温馨与安全之感,也表现出母亲的坚强慈爱。

3.第一次:为自己不懂事让母亲承受内心的煎熬而内疚悔恨;第二次:为年老的母亲独自承受苦难而心痛,也为母亲现在的安然而欣慰。

4.答案略。能围绕母亲的坚强、宽容、爱子情深等特点,结合文章内容分析正确即可。

范文六:母亲的鼾声 投稿:于戲戳

梦 里 ,思 绪 飞 过 千 山万 水 ,   抵 达 了那 个 令无 数 迁 客骚 人 心驰  神往 的地 方 ,那 个 让 我魂 牵 梦 萦 
的地 方—— 江 南 。  

梦里 乡 水  
融 谢 聪 颖 

个 典 型 的江 南 汉子 ,全身 都 散发  着 一股 坚 韧 ,让 人 踏实 且安 心 。   天 色 渐 渐 暗淡 ,天空 中飘 起  了毛 毛细 雨 。撑 一 把 纸伞 ,我再  次 登 上 了那 座桥 ,我没 有 像 江南 
女 子那 样 身 着旗 袍 ,挽发 髻 ,因 

依 旧 是青 石 板 的 小路 ,铺 满  了古 典色 彩 的青 砖 ,不 同的 是此 
刻正 有人 悄悄 地把 它们 探 寻 。  

为我 毕竟 不 属 于这 里 ,这 里 是那 
些 心 中 充 满 了 感 伤 的 人 们 的 天 

脚 尖 轻 轻点 地 ,不规 则 的 石  板 便 吱 吱作 响 ,手 掌小 心 地抚 摸  着 墙 壁上 岁 月走 过 的 痕迹 ,凉 凉  的感 觉沁 人 心脾 ,一 路走 ,一路  地 触 摸 ,心 灵便 在 这期 间 得 到慰 
藉 ,闲适 、 自然 、放松 。夕 阳西 

地 ,我 只 是 局外 人 ,我 放 弃不 了  
繁 华 的花 花 世界 。在 繁杂 中 寻找 

绕 过 小 巷 ,我来 到青 石板 筑 
成 的 桥 边 ,站 在 桥 上 ,倚 着 栏  杆 ,看 着 清 清的 河水 ,满 足感 充  盈 着我 的 心 房 。这 时 ,一 条乌 篷  船 由 远 及 近 ,缓 缓 地 驶 进 了 桥 

简 单 是我 这 类人 所 渴 望 的 ,因此  我 对 这 江 南 水 乡 有 着 别 样 的 情 
怀 。但 ,我 明 白 ,繁华 与 宁静 同  时 存在 ,而 我 只能 选择 一 样 ,于  是 ,我 放弃 了后 者 。  

下 ,余 晖 斜 照 在 深 深 的小 巷 里 ,  
使 得 原本 静 谧 的小 巷散 发 出一 股 

神 秘 感 ,一 次 次 揪 起 我 的 好 奇  心 ,可 我 不敢 涉 足其 间 ,只能 悄  悄地 落 寞地 离 开 。  

河 ,船 桨 激起 的 水 花一 碰 到洞 壁 
就 会发 出好 听 的声 响 。艄 公是 一 

我 把 纸 伞 轻 轻 地 放 在 了 桥  上 ,慢 慢 地 走下 了桥 。 当我再 次 

个 中年 人 ,他 头 戴一 顶 别 具一 格  的草 帽 ,上身 穿 着一 件 汗 衫 ,皮 
肤 被 晒得黝 黑 发 亮 ,下 身穿 着 一 
条 黑裤 ,裤 管 被 挽起 至 膝 盖 ,脚  上 穿 的是一 双 千 层底 的布 鞋 ,这 

回首 时 ,伞依 旧在 原地 ,雨轻 扬 
地 飘 到伞 上 ,汇 成一 股 股 水流 顺 

着 伞 骨 落 了下 来 ,我 亦 流 下 了   泪 ,泪 眼 中 ,这 梦 中 的水 乡便 笼 
罩在 了淡淡 的雾 中 ,渐行 渐 远。 @ 

母 亲 的 鼾 声  限 地 蔓 延 开 去 。时 过 境 迁 , 当 
丁秋玲 
那 双 无 限 爱 怜担 忧 操 劳 的 眼 睛 ,   重 的 鼾 声 传 来 ,我 好 像 遗 忘 了  

零 落 于
眉 梢 ,又 似 一 丝 愁 云 无 
我 踽 踽 独 行 时 ,却 遗 忘 了 身 后  伴 随 着 她 浓 浓 的 鼾 声 。越 来 越  它 的 所 来 ,聆 听 这 一 份 饱 蘸 亲 

母 亲 睡 着 了。 她 这浓 浓 的鼾 声 ,   季 节 的雨 水 无 声 无 息 地 落  下 ,滴 到 那 裹 着 醇 香 麦 芽 糖 的 
童 年 , 稀 释 了那 浓 郁 的 甜 香 ,  

情 的 天 簌 , 陶 醉 于 它 那 有 强 烈  节 奏 感 的 韵 律 ,那 份 澎 湃 ,那  份 悸 动 ,无 以 言表 。似 流 水 ,   冲刷 了我 的 种 种 不 快 ;似 阳 光 ,   抚 慰我 心 灵 的创 伤 ;似雨 露 ,  
滋 润我 这 快要 干 涸 了 的心 田 ;  

酥 软 了我 的 神 经 ,倏 而 又 如 小 

鹿 般 地 觉 察 :母 亲 是 从 不 打 鼾  的 。 侧 过 身 去 。抚 摸 着 她 渐 渐  发 胖 的 身 躯 及 至 那 头 黑 得 快 失  去 光 泽 的 头 发 ,酸 楚 一 阵 阵 袭  来 。 或 是 季 节 改 变 了 我 , 还 是 
季 节 更 多地 改 变 了母 亲 ?  

混 合 着 愈 积 愈 多 的 雨 水 ,童 年 
的 色 泽 渐 渐 黯 淡 了 下 去 ,欢 乐  的 嬉 戏 ,甜 甜 的 儿 歌 ,还 有 那  温馨 的乐 园 … …逝 去 了 …… 

似 朝 阳 ,给 我带 来 生 的希 望 ;  
更 似 一 双 翅 膀 ,呵 护 的 翅 膀 ,  

蓄 积 的 雨 水 泛 滥 的 时 候 便  迎 来 了苦 涩 的 雨 季 , 自驹 过 隙  的 弹 指 一 瞬 间 , 我 已 跨 进 了高 
中 的 大 门 。 临 行 前 母 亲 陪 我 睡  了 一 宿 ,又 是 叮 咛 又 是 嘱 托 ,   直 到 我 迷 迷 糊 糊 地 睡 去 。 半 夜 


掩 卷 思 绪 ,窗 外 风 声 。 曾  
几 何 时 ,母 亲 教 会 了 我 牙 牙 学 

载 我 飞 向那 无 限高 远 的 晴空 。   辗 转 于床 头 ,我 无 限感 慨 ,   感 激 这 一 阵 鼾 声 ,它 让 我 知 晓  了亲 情 的 可 贵 ;感 激 这 一 阵 鼾 
声 ,它 让我 更清 楚 前 进 的方 向 ;  

语 ; 曾 几 何 时 ,母 亲 牵 引 着 我  跨 出第 一 个 门槛 ;曾几 何 时 ,  
在 我 困 厄 的 时 候 给 予 我 无 尽 的  关 怀 … … 往 事 如 发 黄 的 旧 底 片  放 映 了出 来 ,它 搁 在 我 的 心头 ,   如 同 压 载 着 千 斤 重 的 磐 石 ;它 

感 激 这 一 阵 鼾 声 ,在 复 杂 的 竞 
争 社 会 里 ,它 更 让 我 闲 暇 于 这 


觉 醒 来 ,渐 或 听 到 匀 律 的 呼 

吸 声 愈 来 愈 浓 ,我 猛 然 惊 醒 ,  

母爱 凝 聚 的大 海 ! ◇ 

■   00 1 l . 21 144    写天地  读


范文七:母亲的鼾声[散文欣赏] 投稿:陆臬臭

我们几个女同事在一起闲聊,谈论起鼾声的时候,令我想起了很多很多。

所谓的鼾声,就是人们经常说的打呼噜。我年轻的时候睡觉没有呼噜声,随着年岁的增大,睡觉的时候竟然也开始打呼噜了。“女人睡觉还有打呼噜的,没有见过,头一次,哈哈......”老公经常这样讥讽我,女儿只是在一边笑,不言语。

是啊,我和同事上夜班,有时可以小睡一会,这样总是可以听见各不相同的鼾声。我老公睡觉很安静,均匀的出气声显得夜晚很宁静,世界似乎也变得很和平。一次回家和母亲睡在一起,母亲的鼾声让我一个晚上不能入眠,劳累了一天的母亲早早的就睡下了,鼾声随之也响了起来。我躺在母亲身边,久久不能入睡。看着母亲在鼾声中熟睡的面孔,我的思绪早已跑到了自己家的田野里、灶房中......

我的家在农村,父亲过早的离去,留下母亲、弟弟和我。我出嫁后的第二年,弟弟便考上了大学。家里的土地都留给了母亲一个人来种。大学毕业后,弟弟在省城有了份工作,弟弟很孝顺,婚后不久便把母亲接到了城里住。可是,在城里没有住三个月,母亲自己又悄悄地回到了乡下。

“娘,你自个咋又回乡下来住了?”我问母亲。

母亲回答道:“他们小两口上班也挺辛苦的,我不能影响他们休息啊。你知道,妈有个毛病,睡觉的时候喜欢打呼噜。你兄弟到没有说啥,就是他媳妇说睡不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听了这话,我不知道如何去劝慰她老人家。

母亲的鼾声此刻在我耳边此起彼伏地响着。如果这时把她轻轻的推动一下,母亲就会暂时停止鼾声,我可以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很快睡着,但我不想这样做,母亲太累了。田地里,母亲除草时单薄的身影;灶房里,母亲揉着被烟熏出眼泪的眼睛......

有一次母亲有病,住在县医院。次日早上,医生领着护士查房的时候,病房的几个病人和他们的陪护人员,齐心协力的告我母亲的状。我知道,母亲的鼾声的确很大,除非是昏迷的病人,其他人晚上是无法入睡的。后来,我母亲只能一个人住一个病房,母亲为此还挺高兴,说:“领导待遇,单间,哈哈......丫头,你说,娘的呼噜声大吗?”

“不大的话别人咋会有意见啊,你咋会一个人住一个病房?”我反问道。

母亲听后没有说话,心里想必也不是很高兴,只是叹了口气:“好端端的人睡觉咋会打呼噜呢?”

母亲年岁大了,在她生活不能自理的那几年,我几乎天天晚上陪伴在她身边,和母亲睡在一起;偶尔没有和母亲睡在一起的时候,晚上反而失眠了。母亲唱着呼噜睡了,我听着她的呼噜声入睡,娘的呼噜声,如同我小时候母亲给我唱的催眠曲。每次弟弟回家看望母亲,他就和母亲睡在一个炕上,对母亲的呼噜声似乎毫不在乎,依然睡得很香。弟弟打趣道:“我没有出生的时候,已经听惯了娘的呼噜声了。”我们都笑了。

母亲去了,没有想到娘的呼噜声竟遗传给了我,哈哈。其实呢,这也没有什么可笑的。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睡觉打呼噜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这种生来就有的习性,是我们人类无法改掉的,它不是我们后天养成的习惯。医生和护士的包容,让母亲单独住一间病房,为的是让其他病人有一个安静的环境早早康复;弟弟在母亲的呼噜声中能够安然入睡,其内心深处也是拥有一颗包容的心。包容的含义很大,只要是我们人类无法改变的东西,顺其自然也是一种包容。在长途车上,有人在呼噜声中鼾然入睡,如果你嗤之以鼻的话,就不能称之为包容了......

每次听见他人打呼噜的时候,我只是笑笑,与生俱来的东西为什么非要去改变呢?随他们好了,不必强求。

2013.12.23 铜川

范文八:母亲的鼾声阅读答案 投稿:邹嶢嶣

母亲的鼾声

丛维熙

母亲的鼾声,对我这个年过五十的儿子来说,仍然是一支催眠曲。在我的记忆里,母亲的鼾声是一支生活的晴雨表。

那个年月,我从晋阳劳改队回来,和母亲、儿子躺在那张“吱呀吱呀”作响的旧床板上,她没有打过鼾。她睡得很轻,面对着我侧身躺着,仿佛一夜连身也不翻一下,唯恐把床弄出声响,惊醒我这个远方游子的睡梦。夜间,我偶然醒来,常常看见母亲睁着眼睛望着我,她可能是在凝视我眼角上又加深了的鱼尾纹吧!

“妈妈,您怎么还没睡?”

“我都睡了一觉了。”她总是千篇一律地回答。

我把身子翻转过去,把脊背甩给了她。当我再次醒来,在月光下扭头打量母亲多皱的脸庞时,她还睁着酸涩的眼睛。

“妈妈,您……”

“我刚刚睡醒。”她不承认她没有睡觉。

我心里清楚,在我背向她的时候,母亲那双干涩无神的眼睛,或许在凝视儿子黑发中间钻出来的白发,一根、两根……

我真无法计数,一个历经苦难的普通中国女性,她躯体内究竟蕴藏着多少力量。年轻时,爸爸被国民党追捕,肺病复发而悲愤地离去。

母亲带着年仅四岁的我开始了女人最不幸的生活。

我不曾忘记,在那滴水成冰的严冬,母亲怕我钻冷被窝,总是把我的被褥先搬到炕头上;她怕被窝热度不够,久久地坐在我铺好的棉被上,直到暖热了被窝为止。我年幼,不理解母亲那颗痴心,死活不睡热炕头,她只好把被窝又搬回到炕的那一边去,催我趁热躺下。

我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下河洗澡、摔跤“打仗”……干的都是一件件让母亲忧心的事情。为了给“野马”拴上笼头,更为了让我上学求知,当我十几岁时,一辆带布篷的马车连夜把我送到了唐山——我生平第一次坐上了火车,从唐山又来到了北平。母亲像影子一样跟随我来了,为了交付学费,她卖掉了婚嫁时的首饰,又在一家富户当洗衣做饭的保姆。当我穿着干净的制服,坐在课堂上学习的时候,同学们不知道我的母亲,此时此刻正汗流浃背地为太太小姐们洗脏衣裳呢!母亲也想象不到,她靠汗水供养的儿子,并不是个好学生——他辜负了母亲的含辛茹苦,因为在代数课上常常偷看小说,考试得过“鸡蛋”。在学校布告栏中,寥寥几个因一门理科考试不及格而留级的学生中,他就是其中的一个。她没有为此垂泪,也没有过多地谴责我,只是感叹父亲去世太早。她把明明是儿子的过失,又背在自己肩上:“怨我没有文化,大字识不了几升;你爸爸当年考北洋工学院考了个第一,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你……”

可是母亲一如既往,洗衣、做饭、刷碟、扫地……两只幼小时就缠了足的脚,支撑着苦难的重压,在命运的回肠小路上,默默地走着她无尽的长途。星期六的晚上,我和她在一起度周末,母子俩挤在厨房间的一个小床上安睡。记得那时,她从不打鼾,我还在幽暗的灯光下看小说,她就睡着了。母亲呼吸匀称,面孔恬淡安详,似乎她不知道人生的酸甜苦辣,也没意识到她心灵上的沉重负荷……

北京解放那年,那家阔佬带着家眷去了台湾。母亲和我从北京来到通县(当时我叔叔在通县教书),怎奈婶婶不能容纳我母亲立足,在一个飘着零星小雪的冬晨,她独自返回冀东故里去了。

十六岁的我,送母亲到十字街头。在这离别的一瞬间,我第一次感到母亲的可贵,第一次意识到她的重量。我惜别地拉着她的衣袖说:

“妈妈,您……”

“甭为我担心。”她用手抚去飘落在我头上的雪花,“你要好好用功,像你爸爸那样。”

“我再送您一程!”我仰起头来。

她用手掌抹去我眼窝上的泪痕,又系上我的棉袄领扣,叮咛我说:“逢年过节,回村里去看看妈就行了。妈平生相信一句话:没有蹚不过去的河。你放心吧!”

从这天起,我提前迈进了青年人的门槛,内心萌生了对母亲的强烈内疚,为了抚养我,舍弃了她所有的一切。我发奋地读书,我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当我在1950年秋天,背着行囊离开古老的通州城,到北京师范学校去报到后马上给她寄了一封信。第一个寒假,我就迫不及待地回故乡去探望母亲。

踏过儿时嬉闹的村南小河的渡石,我看见了阔别了两年多的母亲。母亲只是微微笑着看我,仿佛我回访故乡给她带来了什么荣耀似的。我仔细凝视着我的母亲,她比前两年显得更健壮了些。故乡的风,故乡的水,抚去她眼角上的细碎皱纹,洗净了她寄人篱下为炊时脸上的烟灰。

深夜,油灯亮着豆粒大的火苗,我和母亲躺在滚烫的热炕上,说着母子连心的话儿。

“妈妈,我让您受苦了。”这句早该说的话,说得太晚了。

“没有又留级吧?”显然,我留了一级的事情给她心灵上留下了伤疤。

“不但没有留级,我还在报纸上开始发表文章了呢!”我从草黄色的破旧背包里,拿出来刊登我处女作的《新民报》和《光明日报》,递给了她。

至今我都记得母亲当时的激动神情。她把油灯挑得亮了一些,从炕上半翘起身子,神往地凝视着那密密麻麻的铅字。

“妈妈,您把报纸拿倒了。”

她笑了。在我的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欣慰的微笑。母亲是带着微笑睡去的。我听着她轻轻的鼾声,无声地哭了。可是当我第二天早晨,问妈妈为什么打鼾时,她回答我说:“我打鼾不是由于劳累,而是因为心安了!”

从师范学校毕业之后,我被调到《北京日报》当了记者、编辑。第一件事,就是把母亲从故乡接进北京。果真像她说的那样,由于心神安定,她几乎夜夜都发出微微的鼾声。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一种心理上的条件反射,似乎只有听到母亲的鼾声,我才能睡得踏实,连梦境仿佛也随着她的鼾歌而变得更为绚丽。

只可惜好景不长。1957年后我再难以听到母亲的鼾声了。我和我爱人踏上了风雪凄迷的漫漫驿路,家中只剩下她和我那个刚刚落生的儿子。她的苦难重新开始,像孑然一身抚养我那时一样,抚养她的孙子。“文革”期间,我偶然得以从劳改队回来探亲,母亲再也不打鼾了,她像哺乳幼雏的一只老鸟,警觉地环顾着四周。即使是夜里,她也好像彻夜地睁着眼睛。我回来,看到她挂着牌子串巷扫街,拐着两只缠足小脚去挖防空洞。

“妈妈。”在夜深人静时,我安慰她说,“我怕您……怕您……支撑不住,突然……”

没有蹚不过去的河。”她还是这样回答。

母亲确实坚强得出奇。有时我要替她去扫街,她总是从我手里抢过扫帚,亲自去干扫街的活儿。她的腰弓得很低很低,侧面看去就像一个大大的问号。那样子像是在叩问大地,这污迹斑斑曲折的路,哪儿才是它的尽头?!

1979年的1月6日,我终于回到了北京。如同鬼使神差一般,母亲从那一天起又开始打鼾了。我睡在上铺,静听着母亲在下铺打的鼾歌,内心翻江倒海,继而为之泪落。

只有母亲的鼾声,对我是安眠曲。尽管她的鼾声和别人没有任何差别,但我听起来却别有韵味:她的鼾声既是儿歌,也是一首迎接黎明的晨曲。她似乎在用饱经沧桑人的鼾歌,赞美着这个来之不易的太平盛世……(摘自《文苑》)

1、文章为什么以“母亲的鼾歌”为题?

2、阅读文章,理清写作思路,用简洁的语言补出下表的内容。(2分)

时间

母亲鼾声的变化

原因

十几岁时

母亲从不打鼾

那一年

我努力求学,学有所成

1957年以后

母亲没有了鼾声

我遭遇人生的坎坷磨难

1979年元月

母亲鼾声又起。

3. 联系上下文,体会下面句子加点的词的表达效果。

母亲是带着微笑睡去的。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却充满酸楚之感。

4、从语言角度赏析“她的鼾声既是儿歌,也是一首迎接黎明的晨曲。”。

5.母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请结合文章内容谈谈你的理解。(120—150字)(4分)

《母亲的鼾歌》阅读答案:

1.以“母亲的鼾歌”为题目,生动形象,能引起读者兴趣;是本文的线索;表现文章的主题,凝聚了母子情深。

2、我少不更事,不努力学习 ;几乎夜夜发出微微的鼾声;我结束苦难,回到北京

3、“微笑”是母亲的神态描写,表现母亲为儿子的成功感到无比的欣慰幸福;“酸楚”是心理描写,表现“我”为自己过去不懂事而让母亲承受内心煎熬的内疚、悔恨。

4、运用比喻的修辞,把鼾声比作“儿歌”和“晨曲”,生动形象写出了母亲对儿子的爱和激励,也表现儿子对母亲的深情。

5.答案略。(本题4分。能围绕母亲的坚强、宽容、爱子情深等特点,结合文章内容分析正确即可。特点正确2分;结合内容分析恰当2分)

本文来源于查字典语文网yuwen.chazidian.com,查字典语文网有全面的语文知识,欢迎大家继续阅读学习。如有什么问题或建议请加查字典语文网的QQ群315357333沟通交流。

范文九:父亲的鼾声 投稿:汪飷飸

静静的秋夜里,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犹如刺耳的警报啸叫,惊扰了我的残梦。电话中传来母亲的哭腔:“你父亲已经两天不能吃喝了,还坚决不允许我告诉你。我半夜偷偷给你打电话的,你明天早点回来吧。”

  母亲的话语似一声炸雷,吓得我目瞪口呆。父亲手术过后,身体正在逐渐恢复中。作为离父母最近但也相隔百里多的我,一直如履薄冰,害怕听到父亲的身体有任何不适的消息。昔日夜里关掉手机休息的习惯也彻底更改了,始终开着的手机,每晚都按时放在枕边。

  “别再发呆了,快收拾一下立即回去啊!”老公的催促使我倏地从床上猛然跳下来,慌慌张张地拿了几件衣物,连夜往老家赶。

  摩托车风驰电掣在乡村公路上,打破了夜的宁静。秋夜里的寒风透着凉意阵阵袭来,从耳边呼呼而过。我坐在车后,紧紧抱着老公的腰部瑟瑟发抖。天边的残月惨白着一张瘦脸,无情地面对着惊恐万状的我;满天的寒星眨着鬼魅的眼睛,冷漠地斜睨着心急如焚的我;偶尔的虫鸣鸦叫,更增添了夜的狰狞,也引导我愁绪的纷飞。

  往日的静夜里,一生操劳的父亲总在睡梦中鼾声如雷。那一阵阵,一声声连绵不断的鼾声,是那样的温馨而纯厚,凝重而悠扬。我和弟弟就是在父亲那熟悉的鼾声中,健康平安、快乐无忧地长大的。

  曾记得我们小时候,多少个平常的夜晚,父亲精心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再耐心辅导完我和弟弟的作业,就习惯性地揉着疲惫的双眼哈欠连天了。我和弟弟上床不久,隔壁房间里就会照例传来父亲连绵不断的鼾声。那鼾声时而如惊涛拍岸,时而如松涛阵阵,时而如细雨潺潺,宛如一曲曲温情的摇篮曲,伴随着我们进入甜甜的梦乡。夜深人静,我们偶尔被窗外的雷声或是屋内耗子的折腾声惊醒,父亲一如既往的鼾声总会抚平我们小小内心里的恐惧,而后继续枕着父亲的鼾声安然入眠。

  听人说过,做老师的孩子是很不幸的。这话不是真理,但也不无道理。我和弟弟就常常体会着做老师的孩子万幸中的不幸。父亲常常告诫我们,作为老师的孩子要更优秀,更守纪律,在同学面前要处处做表率。在父亲严厉得近乎苛刻的教育下,我和弟弟没让他失望,我们是他的骄傲。在父亲的严密监护下,我们会时常失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乐的自由。但是,生性调皮的我们常常趁机逃避父亲的监督,寻找到更大的乐趣。而这乐趣的获得,父亲的鼾声功不可没。

  记得我们小时候的电视还是稀有之物,乡村露天电影是人们的一道精神大餐。对于终日劳作的大人们如此,对于顽皮的蓬头稚子更是如此。本村的电影,在学校操场上放映,我和弟弟可享受到得天独厚的待遇。只要有电影的那天,一放学,父亲就从办公室里搬去椅子放在放映机旁。晚上,我们吃着父亲准备的零食,在同学羡慕的眼光中,津津有味地看着电影。而邻村的电影,我们就没那么好运了。小伙伴们可以自由自在地跑很远的夜路去赶场子看电影,而我们只能在父亲的看护下,满腹沮丧地呆在家里。面对我们的不满和不甘,父亲总是严肃地说:“小孩子走夜路去看电影太危险了,因为失足溺水的悲剧时有发生,乖乖在家睡觉最安全。”

  父亲的话我们总也听不进去,表面唯唯诺诺,可内心波涛汹涌。习惯了父亲的严厉,我和弟弟叛逆的苗头转入了地下。哪一天,如果听到邻近村子放露天电影的好消息,晚上我们做完作业,就立即乖乖上床,静静守候着父亲的鼾声。只要父亲的鼾声响起,我们悬着的心会立即放下,似乎警报解除,安全降临了。于是,我们蹑手蹑脚地在父亲的鼾声中,轻轻打开门,然后再悄悄虚掩着门,溜之大吉。看完电影回来时,夜已深,我和弟弟照例会屏息凝气地猫在窗前的墙角下,静听一番。再踮着脚尖踩着父亲的鼾声,幽灵一般,迅速飘回床上。尽管紧张得心口咚咚作响,心儿似乎要飞出来,但觉得用刺激的方法获取的那份简单快乐更美妙,更珍贵。每每那时,意犹未尽的我们,总是窃笑着在父亲的鼾声中梦回电影中的花果山或是水泊梁山了。

  在父亲的鼾声中,我们一天天长大成人,远离家乡。成家立业的我们已经很少有机会听到父亲那熟悉的鼾声了。可那美妙的声音似乎天籁之音,常常回荡在我们的梦境里,带给我们无尽的幸福和遐思。

  去年春天,父亲因为恶性肿瘤而手术。父亲手术那天,我和家人在家属等待区焦急地煎熬着,面对着可能的生离死别而惶恐不安。喇叭里不时播报着请某某家属到手术洽谈室的通知,更使人毛骨悚然、惊恐万分。在苦苦等待了九个小时,父亲终于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看着全身插满管子而面目全非的父亲,我们痛彻心扉。当我们姐弟几个立即围在手术车旁时,竟然不约而同地听到了父亲真真切切的鼾声。那曾经带给我们无限安全和踏实的鼾声,在特定的场合和特定的时刻,给予我们的安慰,比灵丹妙药都神奇。小弟忍不住轻轻推推正打着鼾的父亲,叫道:“老爸,如果听到我的声音,就睁一下眼睛。”父亲暂停打鼾,微微睁开眼睛看了我们一眼,又沉沉睡去。均匀的鼾声缓解了紧张的气氛,趋走了我们心头的阴影。我们长吁了口气,相视而笑。在医院轮流陪伴父亲的日子里,我们姐弟都特别衷情于父亲的鼾声。那持续不断的鼾声是天底下最美的声音,它在传递着父亲平安的信息,在昭示着父亲生命的顽强,在慰藉着我们疲惫的身心。

  父亲手术一年多了,每次我们回乡探望,夜里依然陶醉在父亲此起彼伏的鼾声中。即使在那一次次残酷化疗的折磨下,父亲只要一闭了眼睛,都会照例开始那韵味十足的鼾声。他是在用经久不息的鼾声,不停地带给我们希望和信心。

  摩托车继续在寒夜里狂奔,突然一阵冷风惊扰了我的思绪,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一个可怕的想法即刻占据了我的脑海,挥之不去。听母亲说父亲已经两天不能吃喝了,难道我们最担心的事情这么快就发生了?父亲的病情恶化了?我们再也不能听到父亲的鼾声了……

  天边的残月、寒星次第隐去,黎明的曙光驱退了无边的黑暗。经风饮露的我终于到了老家的小院,迫不及待地跳下车走进屋子。一个多月不见,面无血色的父亲看到突然出现的我,一阵欣喜,既而责怪母亲擅自做主偷偷给我打电话。并安慰我说:“不要紧,只是胃痉挛发作,以前也有过,没告诉你。打了两天吊瓶,很快就会好的。千万别学你老妈,偷偷打电话告诉你弟弟!”

  父亲一贯的报喜不报忧,对他的话我深表怀疑。于是,我立刻要带他去市医院检查治疗。固执的父亲坚决不同意去市医院,他说上月才全面复查过,一切正常。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现在去检查,无非还是瞎折腾。不如再请医生朋友来家挂吊瓶,很快就会好的。我无法说服他的振振有词,只有一刻不停地守着他,不停地问他想吃什么。也许父亲的话是对的,上午挂完吊瓶,父亲就喝了半碗米汤,神色也略有好转。可是,夜里我守在父亲床边的躺椅上,只听到他微微的喘息声,怎么也听不到他的鼾声。我悬着的心总也难以放下。问他哪儿不舒服,他只是说没什么,让我安心睡觉。这一夜,没有父亲鼾声的陪伴,我提心吊胆、彻夜未眠。

  第二天,父亲打完吊瓶,又喝了一些稀饭,还吃了一点西瓜,精神好多了。可以下床慢慢走走,活动一下虚弱的身子。还跟我谈家常,问我一些工作上的事务,并再三叮嘱我对父母孝敬,也要对公公孝顺。婆婆去世早,公公一人生活不容易。晚上,我在父母房间的地板上打了地铺。人到中年的我,像小时候一样,睡在父母的身边,漫无边际地说着话。温暖的氛围,浓浓的亲情充溢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虽然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可我依然是父母心里长不大的孩子。

  不知不觉中,父亲的说话声被凝重而沉稳的鼾声代替了。刹那间,我心中对父亲身体的担忧被一扫而空。两天来的焦灼和惶恐也随之烟消云散,一片澄明和静谧的祝愿溢满心头。但愿父亲的鼾声会永远回响在我的耳畔,但愿慈爱的父亲能够健康长寿。

范文十:父亲的鼾声 投稿:丁嘟嘠

静静的秋夜里,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犹如刺耳的警报啸叫,惊扰了我的残梦。电话中传来母亲的哭腔:“你父亲已经两天不能吃喝了,还坚决不允许我告诉你。我半夜偷偷给你打电话的,你明天早点回来吧。”

母亲的话语似一声炸雷,吓得我目瞪口呆。父亲手术过后,身体正在逐渐恢复中。作为离父母最近但也相隔百里多的我,一直如履薄冰,害怕听到父亲的身体有任何不适的消息。昔日夜里关掉手机休息的习惯也彻底更改了,始终开着的手机,每晚都按时放在枕边。 “别再发呆了,快收拾一下立即回去啊!”老公的催促使我倏地从床上猛然跳下来,慌慌张张地拿了几件衣物,连夜往老家赶。

摩托车风驰电掣在乡村公路上,打破了夜的宁静。秋夜里的寒风透着凉意阵阵袭来,从耳边呼呼而过。我坐在车后,紧紧抱着老公的腰部瑟瑟发抖。天边的残月惨白着一张瘦脸,无情地面对着惊恐万状的我;满天的寒星眨着鬼魅的眼睛,冷漠地斜睨着心急如焚的我;偶尔的虫鸣鸦叫,更增添了夜的狰狞,也引导我愁绪的纷飞。

往日的静夜里,一生操劳的父亲总在睡梦中鼾声如雷。那一阵阵,一声声连绵不断的鼾声,是那样的温馨而纯厚,凝重而悠扬。我和弟弟就是在父亲那熟悉的鼾声中,健康平安、快乐无忧地长大的。

曾记得我们小时候,多少个平常的夜晚,父亲精心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再耐心辅导完我和弟弟的作业,就习惯性地揉着疲惫的双眼哈欠连天了。我和弟弟上床不久,隔别房间里就会照例传来父亲连绵不断的鼾声。那鼾声时而如惊涛拍岸,时而如松涛阵阵,时而如细雨潺潺,宛如一曲曲温情的摇篮曲,伴随着我们进入甜甜的梦乡。夜深人静,我们偶尔被窗外的雷声或是屋内耗子的折腾声惊醒,父亲一如既往的鼾声总会抚平我们小小内心里的恐惧,而后继续枕着父亲的鼾声安然入眠。

听人说过,做老师的孩子是很不幸的。这话不是真理,但也不无道理。我和弟弟就常常体会着做老师的孩子万幸中的不幸。父亲常常告诫我们,作为老师的孩子要更优秀,更守纪律,在同学面前要处处做表率。在父亲严厉得近乎苛刻的教育下,我和弟弟没让他失望,我们是他的骄傲。在父亲的严密监护下,我们会时常失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乐的自由。但是,生性调皮的我们常常趁机逃避父亲的监督,寻找到更大的乐趣。而这乐趣的获得,父亲的鼾声功不可没。

记得我们小时候的电视还是稀有之物,乡村露天电影是人们的一道精神大餐。对于终日劳作的大人们如此,对于顽皮的蓬头稚子更是如此。本村的电影,在学校操场上放映,我和弟弟可享受到得天独厚的待遇。只要有电影的那天,一放学,父亲就从办公室里搬去椅子放在放映机旁。晚上,我们吃着父亲准备的零食,在同学羡慕的眼光中,津津有味地看着电影。而邻村的电影,我们就没那么好运了。小伙伴们可以自由自在地跑很远的夜路去赶场子看电影,而我们只能在父亲的看护下,满腹沮丧地呆在家里。面对我们的不满和不甘,父亲总是严肃地说:“小孩子走夜路去看电影太危险了,因为失足溺水的悲剧时有发生,乖乖在家睡觉最安全。”

www.3beeyi.com www.realmanplay.com www.fungamebet.net www.bettingindustry.net www.jblmoney.net www.jblmoney.net qch

父亲的话我们总也听不进去,表面唯唯诺诺,可内心波涛汹涌。习惯了父亲的严厉,我和弟弟叛逆的苗头转入了地下。哪一天,如果听到邻近村子放露天电影的好消息,晚上我们做完作业,就立即乖乖上床,静静守候着父亲的鼾声。只要父亲的鼾声响起,我们悬着的心会立即放下,似乎警报解除,安全降临了。于是,我们蹑手蹑脚地在父亲的鼾声中,轻轻打开门,然后再悄悄虚掩着门,溜之大吉。看完电影回来时,夜已深,我和弟弟照例会屏息凝气地猫在窗前的墙角下,静听一番。再踮着脚尖踩着父亲的鼾声,幽灵一般,迅速飘回床上。

尽管紧张得心口咚咚作响,心儿似乎要飞出来,但觉得用刺激的方法获取的那份简单快乐更美妙,更珍贵。每每那时,意犹未尽的我们,总是窃笑着在父亲的鼾声中梦回电影中的花果山或是水泊梁山了。

在父亲的鼾声中,我们一天天长大成人,远离家乡。成家立业的我们已经很少有机会听到父亲那熟悉的鼾声了。可那美妙的声音似乎天籁之音,常常回荡在我们的梦境里,带给我们无尽的幸福和遐思。

去年春天,父亲因为恶性肿瘤而手术。父亲手术那天,我和家人在家属等待区焦急地煎熬着,面对着可能的生离死别而惶恐不安。喇叭里不时播报着请某某家属到手术洽谈室的通知,更使人毛骨悚然、惊恐万分。在苦苦等待了九个小时,父亲终于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看着全身插满管子而面目全非的父亲,我们痛彻心扉。当我们姐弟几个立即围在手术车旁时,竟然不约而同地听到了父亲真真切切的鼾声。那曾经带给我们无限安全和踏实的鼾声,在特定的场合和特定的时刻,给予我们的安慰,比灵丹妙药都神奇。小弟忍不住轻轻推推正打着鼾的父亲,叫道:“老爸,如果听到我的声音,就睁一下眼睛。”父亲暂停打鼾,微微睁开眼睛看了我们一眼,又沉沉睡去。均匀的鼾声缓解了紧张的气氛,趋走了我们心头的阴影。我们长吁了口气,相视而笑。在医院轮流陪伴父亲的日子里,我们姐弟都特别衷情于父亲的鼾声。那持续不断的鼾声是天底下最美的声音,它在传递着父亲平安的信息,在昭示着父亲生命的顽强,在慰藉着我们疲惫的身心。

父亲手术一年多了,每次我们回乡探望,夜里依然陶醉在父亲此起彼伏的鼾声中。即使在那一次次残酷化疗的折磨下,父亲只要一闭了眼睛,都会照例开始那韵味十足的鼾声。他是在用经久不息的鼾声,不停地带给我们希望和信心。

摩托车继续在寒夜里狂奔,突然一阵冷风惊扰了我的思绪,我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一个可怕的想法即刻占据了我的脑海,挥之不去。听母亲说父亲已经两天不能吃喝了,难道我们最担心的事情这么快就发生了?父亲的病情恶化了?我们再也不能听到父亲的鼾声了„„ 天边的残月、寒星次第隐去,黎明的曙光驱退了无边的黑暗。经风饮露的我终于到了老家的小院,迫不及待地跳下车走进屋子。一个多月不见,面无血色的父亲看到突然出现的我,一阵欣喜,既而责怪母亲擅自做主偷偷给我打电话。并安慰我说:“不要紧,只是胃痉挛发作,以前也有过,没告诉你。打了两天吊瓶,很快就会好的。千万别学你老妈,偷偷打电话告诉你弟弟!”

父亲一贯的报喜不报忧,对他的话我深表怀疑。于是,我立刻要带他去市医院检查治疗。固执的父亲坚决不同意去市医院,他说上月才全面复查过,一切正常。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现在去检查,无非还是瞎折腾。不如再请医生朋友来家挂吊瓶,很快就会好的。我无法说服他的振振有词,只有一刻不停地守着他,不停地问他想吃什么。也许父亲的话是对的,上午挂完吊瓶,父亲就喝了半碗米汤,神色也略有好转。可是,夜里我守在父亲床边的躺椅上,只听到他微微的喘息声,怎么也听不到他的鼾声。我悬着心总也难以放下。问他哪儿不舒服,他只是说没什么,让我安心睡觉。这一夜,没有父亲鼾声的陪伴,我提心吊胆、彻夜未眠。

第二天,父亲打完吊瓶,又喝了一些稀饭,还吃了一点西瓜,精神好多了。可以下床慢慢走走,活动一下虚弱的身子。还跟我谈家常,问我一些工作上的事务,并再三叮嘱我对父母孝敬,也要对公公孝顺。婆婆去世早,公公一人生活不容易。晚上,我在父母房间的地板上打了地铺。人到中年的我,像小时候一样,睡在父母的身边,漫无边际地说着话。温暖的氛围,浓浓的亲情充溢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虽然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可我依然是父母心里长不大的孩子。

不知不觉中,父亲的说话声被凝重而沉稳的鼾声代替了。刹那间,我心中对父亲身体的担忧被一扫而空。两天来的焦灼和惶恐也随之烟消云散,一片澄明和静谧的祝愿溢满心头。

但愿父亲的鼾声会永远回响在我的耳畔,但愿慈爱的父亲能够健康长寿。

字典词典工程资料员培训工程资料员培训【范文精选】工程资料员培训【专家解析】圣诞节的资料圣诞节的资料【范文精选】圣诞节的资料【专家解析】诗歌的资料诗歌的资料【范文精选】诗歌的资料【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