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的诗歌_范文大全

辛弃疾的诗歌

【范文精选】辛弃疾的诗歌

【范文大全】辛弃疾的诗歌

【专家解析】辛弃疾的诗歌

【优秀范文】辛弃疾的诗歌

范文一:辛弃疾诗歌鉴赏 投稿:何镉镊

词中之龙------辛弃疾

【词作品读】

《丑奴儿· 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赏析】这首词是作者带湖闲居时的作品。通篇言愁。通过“少年”时与“而今”的对比,表现了作者受压抑、遭排挤、报国无路的痛苦,也是对南宋朝廷的讽刺与不满。

《菩萨蛮· 书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赏析】这首词为公元1176年(宋孝宗淳熙三年)作者任江西提点刑狱,驻节赣州、途经造口时所作。词人先从眺望和联想中,引起对往事的回想和对故土的思念。又以“青山”两句,喻主和派为遮掩恢复之志的“青山”,但它挡不住北伐的呼声。到最后,还是乐不思蜀的鹧鸪占了上风,此鹧鸪是影射最高统冶者。因此,最后词人还是陷在哀愁中。全词由江水起兴,鹧鸪点睛,概括了人民抗敌决心不可阻挡但统治者却大违人心的历史事实。

《鹧鸪天》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赏析】这首词写于作者弹劾解官归居时。词风清丽,描写了早春乡村景象。从愉快的景象说起,转到悲苦的心境,这样互相衬托,但是悲苦不等于失望,“春在溪头荠菜花”句可以见出辛弃疾对南宋偏安局面还寄托很大的希望。作者运用了对照(或对比)的写作手法,将城里愁风畏雨的桃李,与乡间溪头迎春开放的荠菜花相对照,借景抒情,表达了他解官归居后鄙弃城市官场、热爱田园生活的感情。

《青玉案 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赏析】这首词是词人刚从北方投奔到南宋,在南宋的都城临安所著,当时祖国的半壁江山都在侵略者的铁蹄的蹂躏之下,词从极力渲染元宵节绚丽多彩的热闹场面入手,反衬出一个孤高淡泊、超群拔俗、不同于金翠脂粉的女性形象,寄托着作者政治失意后,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孤高品格

《南乡子 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赏析】作者通过对古代英雄人物的歌颂,讽刺南宋统治者在金兵的侵略面前不敢抵抗、昏庸无能的作品。全词饱含着爱国、卫国的强烈感情。这首词通篇三问三答,互相呼应;即景抒情,借古讽今;风格明快,气魄阔大,情调乐观昂扬。

【补充】其他豪放派及婉约派代表词人的典型作品

1

豪放派:

岳飞

《满江红·怒发冲冠》

怒发(髪)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鸣》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陆游

《夜游宫》

雪晓清笳乱起。梦游处、不知何地。铁骑无声望似水。

想关河,雁门西,青海际。睡觉寒灯里。

漏声断、月斜窗纸。自许封侯在万里。有谁知,鬓虽残,心未死。

《谢池春》

壮岁从戎,曾是气吞残虏。阵云高、狼烟夜举。朱颜青鬓,拥雕戈西戍。

笑儒冠、自多来误。功名梦断,却泛扁舟吴楚。漫悲歌、伤怀吊古。

烟波无际,望秦关何处。叹流年、又成虚度。

《冬夜读书示子聿(其三)》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功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婉约派:

婉约派四大旗帜之一,四旗中号“闺语”:李清照

婉约派四大旗帜之一,四旗中号“情长”:柳永

婉约派四大旗帜之一,四旗中号“别恨”:晏殊

《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婉约派四大旗帜之一,四旗中号“愁宗”:李煜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秦观

2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周邦彦

《苏幕遮》

燎沉香,消溽暑。 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乾宿雨,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曰去? 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姜夔

《扬州慢》

淳熙丙申至日,余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余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悲也。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後,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温庭筠

《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望江南》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3

范文二:辛弃疾诗歌探微 投稿:冯逿遀

第31卷第5期2010年5月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ofChifengUniversity(Soc.Sci)Vol.31No.5

May2010

辛弃疾诗歌探微

高铁英

(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内蒙古通辽028000;内蒙古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内蒙古乌兰浩特

137400)

摘要:12世纪下半叶,中国词坛名家辈出,辛弃疾更是以辛词内容的博大精深,风格的豪迈狂放,以

及强烈的浪漫情怀,将豪放派词推向了极致。然而,与辛词比较,辛诗则鲜少受关注,作为辛弃疾文学创作的一部分,辛诗必然反映其一定的创作思想和内在的心灵世界,这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探讨的。

关键词:辛弃疾;诗歌中图分类号:I207.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0)05-0083-04

(一)咏史怀古诗

中国词坛名家辈出,辛弃疾更12世纪下半叶,

是以辛词内容的博大精深,风格的豪迈狂放,以及强烈的浪漫情怀,将豪放派词推向了极致。王国维曾在《人间词话》中有云:“南宋词人,白石有格而无其堪与北宋人颉颃者,惟一情,剑南有气而无乏韵。幼安耳。”,刘克庄在《辛稼轩集序》中也曾说过:“公所做大声(鞺鞳),小声铿锵,横绝六合,扫空万古,秦自有苍生以来所无。其纤秾绵密者亦不在小晏、郎之下,余幼皆成诵。”(《后村先生大全集》都给予了辛弃疾及辛词极高的评价)

然而,与辛词比较,辛诗则鲜少受关注,一方面,辛诗数量较少,据《全宋诗》,辛诗仅存140余首,与辛词的630首相差甚远;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方面,就如同刘克庄在《后村先生诗话后集》中评价辛诗《送别湖南部曲》中所言:“此篇悲壮激烈,惜为长短句所掩。”清代邹祗谟也曾评价过辛弃疾的创作,认为“词极工矣,而诗殊不强人意”。(《远志斋词衷》)

作为辛弃疾文学创作的一部分,辛诗必然反映其一定的创作思想和内在的心灵世界,这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探讨的。

一、辛诗的思想内容

辛弃疾的一生,可以说是将抗金斗争当做毕生事业的一生,无论是跃马长枪,战斗在抗金的第一线,还是与投降派的据理力争,辛弃疾的一生都是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南宋统治阶级的腐在战斗。

朽,已注定了失败的必然结局。无法改变此种局面的诗人是痛苦的,更是无奈的,所以,当诗人无法改变现实时,就免不了要将目光转向过去,借古以抒《忆李白》就是这样一首借古以抒今的诗作:今。如

当年宫殿赋昭阳,岂信人间过夜郎!明月入江依旧好,青山埋骨至今香。不寻饭颗山头伴,却趁汨罗江上狂。定要骑鲸归汗漫,故来濯足戏沧浪。

当年宫殿赋昭阳,起句就写出了诗人李白的才情。当年李白宫殿之上,“取笔抒思,略不停辍”,即有《宫中行乐》五言律诗,其首句即为“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只此一句,诗人李白的旷世才情便跃然纸上。

岂信人间过夜郎:“宫殿赋昭阳”之时,也正是诗人春风得意之时,然而,放荡不羁的诗人显然不“流放夜郎”也不过能为当时的所谓主流社会所容,

就是瞬间之事。这也与作者的境遇相似,作者既有《美芹十论》时的踌躇满志,也有遭劾落职时的郁郁世事怎样变迁,也是“明月不得志。无论信与不信,依旧好,青山至今香”。

不寻饭颗山头伴,却趁汨罗江上狂:饭颗山,相传在长安,李白曾赠杜甫诗:“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何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杜甫也有怀李白诗:“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作者借两位诗

-83-

辛弃疾现存诗140余首,从诗的内容看,其中大部分写就于其闲退之时,内容涉及十分广泛,其中既有描写田园闲适生活的,也有与诗友唱和之作;既有内容丰富的咏物诗,又有游历山水之作。对于辛弃疾这样一位胸怀报国志向却又郁郁不得志的英雄来说,没有什么比“英雄无用武之地”更为残酷的,这样的感情在辛诗中也都有所反映。

人的赠和,表达出自己尚侠任气、追求不懈的品质。

定要骑鲸归汗漫,故来濯足戏沧浪:在作者眼里,诗人李白无疑是潇洒的,精神上是自由的。借这首诗,作者以李白自比,虽然受谗遭贬,但依然是乐观向上的。相信自己有一天依然会“骑鲸归汗漫,濯足戏沧浪。”

此外,在辛弃疾的怀古诗中,除了有《忆李白》这种抒写自己人生抱负的昂扬之作,也有一类诗属于借古以批今,如《江行吊宋齐丘》。

(二)咏物诗

据《全宋诗》所载,辛诗共有42首咏物诗,其中既涉及牡丹、梅花、芍药等花卉,也有葡萄等蔬果;既有咏雪、咏雨诗,也有咏琴、咏剑诗。

在辛诗的咏物诗中,以咏梅诗为最多,有10首以上。在这些诗中,诗人常以梅自比,以梅花的高洁品格自喻。如《和傅岩叟梅花二首》:

其一

月澹黄昏欲雪时,小窗犹欠岁寒枝。暗香疏影无人处,唯有西湖处士知。

黄昏之时,月亮安静地挂在树梢,天空似乎又要飘起雪花,透过小窗可以看见点点梅花挺立在枝头。短短两句,诗人就为我们营造出了一幅静谧的图画。然而,这样的图画正是为了渲染梅花遗世独立的品格。“暗香疏影无人处”用到了诗人林浦“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典故,写出了梅花高洁、不被尘世所染的品质。“唯有西湖处士知”,作者自比西湖处士,(西湖处士,《宋史隐逸传》中记载:林浦被放游江淮间,久之归杭州,结庐西湖之孤山,二十年足不及城市。)表达出了自己如同梅花一样骄傲不俗的品质。

清代李重华《贞一斋诗说》中云“:咏物诗有两法:一是将自身放顿在里面,一是将自身站立在旁边。”诗人辛弃疾正是常常将自身比拟为所咏之物。

(三)即事感怀诗

辛弃疾一生坎坷,生于北地,却又心系南方,历尽辛苦终得南归之后,却又仕途多舛,人生浮浮沉沉之间常有一些感悟,或喜或悲,如《感怀示儿辈》:

安乐常思病苦时,静观山下有雷颐。十千一斗酒无分,六十三年事自知。错处真成九州铁,乐时能得几絇丝。新春老去惟梅在,一任狂风日夜吹。

这首感怀诗作于宋宁宗嘉泰二年,公元1202年春,此时的辛弃疾已63岁高龄,居铅山已十年有余,对世事沧桑多有体会,“六十三年事自知”,诗

-84-

人此时所迸发的人生感慨,更真实也更凝重。这种感情在同期所做的词《临江仙·壬戌岁生日书怀》中也有流露:“六十三年无限事,从头悔恨难追。已知六十二年非。只应今日是,后日又寻思。……”虽然此时诗人回首人生路,发出的更多的是“悔恨难追”,但诗人果真是认为“错处真成九州铁”吗?真的是昨非而今是吗?诗人在最后两句描写梅花中给出了答案“新春老去惟梅在,一任狂风日夜吹。”诗人虽一生仕途坎坷,命运多舛,但却像梅花一样,虽屡遭打击,仍矢志不渝。

(四)唱和诗

唱和诗,历来为文坛、诗坛所常见。诗人之间常常彼此唱和、酬答,以诗会友。唱和诗发端于北魏,于中、晚唐间十分盛行。据《宋史》本传记载,辛弃疾豪爽尚气节,识拔英俊,所交多海内知己”,常与友人有相和之作。这其中既有像《和任帅见寄之韵三首》

、《和赵昌父问讯新居之作》这样在唱和之中感怀伤时、表达郁郁不平之气的作品,也有像《和赵茂嘉郎中双头芍药二首》、《和赵晋臣送糟蟹》等这类日常生活的唱和之作。

如《和赵昌父问讯新居之作》:

草堂经始上元初,四面溪山画不如。畴昔人怜翁失马,只今自喜我知鱼。苦无突兀千间庇,岂负辛勤一束书。种木十年浑未办,此心留待百年余。

据《宋史·文苑传七》记载:赵昌父,赵蕃字昌父,生于宋高宗绍兴十三年。刘克庄称其为诗有陶、阮意。现其原诗已不见载。辛弃疾自庆元元年起,再次闲居于带湖,也正是期间,开始与赵昌父之间有唱和之作,其中既有诗,也有词。辛启泰《稼轩先生年谱》

“:(宁宗庆元)二年丙辰,先生五十七,所居毁于火,徙居铅山县期思市瓜山之下,有期思卜筑词。”这首诗正是成于新居落成之时,赵昌父发信问候之际,诗人和此诗。显然此时由于辛弃疾已被再次罢官,诗中难掩不平之气,但这种郁郁不平之气间,也不难看出诗人壮心不已,“此心留待百年余”。

(五)描写日常生活

带湖闲居10年,瓢湖闲居8年,长达18年的闲退生活,使得辛弃疾的诗中有相当一部分描绘的是种草养花、读书饮酒这样的闲居农家的生活场景。如:《读书》:

是非得失两茫茫,闲把遗书细较量。掩卷古人堪笑处,起来摩腹步长廊。

描写了闲适的读书生活,诗人乐在其中,同样,

“饭饱且寻三益友,渊明康节乐天诗”(《鹤鸣偶作》)也表达了“读书之乐”。

“河豚挟鸠毒,杀人一脔足。蒌蒿或济之,赤心置人腹”(《蒌蒿宜作河豚羹》)农家生活总是让诗人偶有所得。

“渊明爱酒得之天,岁晚还吟酒止篇。日醉得非促龄具?只今病渴已三年。”诗酒文章正是辛弃疾闲《稼轩词提要》中也有记载:“其词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概,于倚声家为变调,而异军特起,能于剪红刻翠之外,屹然别立一宗。迄今不废。”而辛诗则多写其退居生活,描绘田园风光,直抒性情,亦能反映出其不同于辛词的心灵境界。

(一)辛词豪迈、辛诗沉郁

韩富军在《论辛弃疾词的艺术风格》中指出:退生活的主要内容。

(六)游历诗

古人讲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所以几乎在任何一位诗人身上都不缺少写景诗,当然,这景也包括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之景。况且,诗人们又常常是感性的,良辰美景自然就成为其笔下常见之物了。在这一点上,辛弃疾也不例外。早在孝宗乾道元年起,他就开始漫游吴楚各地,之后,在其闲居之时,也曾有多处游历,这些经历无疑丰富了其诗歌题材。

闲居时遍游风景为诗人提供了很好的写作素材:

鹅湖相会时,有《题鹅湖壁》

:“昔年留此苦思归,为忆啼门玉雪儿。鸾鹄飞残梧竹冷静,只今归兴却迟迟。”

游福州参泉,有《题福州参泉二首》:“其一:两泉冰炭更温泉,这里原无一二三。欲识当年参字义,行人浴罢试来参。

其二:三泉参错本儿嬉,认作参星转更痴。却笑世间真狡狯,古今能有几人知?”

游金相寺,有《题金相寺净照轩诗》:“净是净空空即色,照应照物物非心。请看窗外一轮月,正在碧潭千丈深。”

游寿宁寺,有《书寿宁寺壁》:“门前幽径踏苍苔,犹忆前回信步来。午醉正酣归未得,斜阳古殿桔花开。”

二、辛词与辛诗的区别

在宋初的百余年间,由于国内比较安定,经济高度繁荣,使得一向被人们看作为“艳科”、“小词”、小道”,不能登大雅之堂的词逐渐开始兴盛。至苏轼起,首倡豪放诗风,词的风格开始为之一变,至12世纪中叶,以辛弃疾、陆游为代表的中兴词人更是将词的创作推到了高峰。

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中称:“苏、辛并称。东坡天趣独到处,殆成绝诣,而苦不经意,完璧甚少。稼轩则沉着痛快,有辙可循。南宋诸公,无不传其衣钵。”概括了辛词慷慨沉着的特点,这一点在《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九八

“辛弃疾是一个热血沸腾的爱国志士,又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民族英雄,因而作品中始终充满抗金激情,充溢着豪迈奔放之气;辛弃疾在南宋期间力主收复中原,与朝廷中的主和派政见不和,因此一直辗转任地方官吏,不但不被重用,甚至还受到排挤和打击,致使他英雄无用武之地,这种‘孤危’的境遇使辛弃疾大失所望,悲愤填胸,不平则鸣,蓄之则发,将其倾入词中,便形成了豪放中兼有沉郁悲壮之气的风格。”所以辛词更是豪放为主,兼具沉郁之气。

至于辛诗,则与此不同。辛弃疾的大部分诗作都是作于闲退之时,他本是一位期待建功立业、收复失地的英雄,且本身也具有这样的才能。朱熹在《朱子语类》中称辛弃疾颇谙晓兵事,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兼具爱国理想与治国才能的人,却屡遭排挤,甚至遭劾罢官,这怎能不使其多作于此时的诗歌更多的表现出的是抑郁之气呢?

比如,同是回首往事、表达壮志难酬的情怀,辛词中用的就是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

(《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这样的豪迈之言,虽然有郁气,但更多为豪气所掩。辛诗则不同,更多是对现实无奈的接受。如《即事二首》其一:“百忧常与事俱来,莫把胸中荆棘栽。但只熙熙闲过日,人间无处不春台。”此时,作者俨然已经看淡世事,更多的关注当下。

(二)辛词浪漫、辛诗写实

王延梯在评价辛词时这样说过:“辛弃疾的爱国词,一般都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巨大的鼓动力量,它们不仅从感情上给人以感染和影响,而且像战鼓、似号角,扣动人们的心弦,鼓舞人们的战斗热情。”同时,他也指出:“这种精神力量,来源于词中所反映的那种高尚的爱国情怀,来源于收复失地、统一国家的崇高理想和不屈不挠的英雄主义精神。”的确,这种积极的浪漫主义精神在辛词中随处可见,在很多词作中都发挥着奇特的想象,以梦幻的形式体现着理想。比如《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

-85-

叔潜赋》: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面对一轮皎洁的明月,作者由月亮的阴晴圆缺,联想到时光的流逝,感叹着年华易逝,流露出壮志难酬的悲怆。然而,既使作者翱翔在万里长空,依然无法释怀的是对山河的眷恋,依然憧憬的是“斫去桂婆娑”,还人世间以光明。

反观辛诗,其中也有像《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这种感叹奸佞当道、时光流逝、壮志未酬的诗作,比如《再用韵二首》其一:

自古峨眉嫉者多,须防按剑向随和。此身更似沧浪水,听取当年孺子歌。

辛弃疾在诗中化用《离骚》中的“众女嫉予之峨眉兮,谣诼谓予以善淫”之句,写出了其遭受谗言、被闲退在家的苦闷,又用明珠暗投,以表明其遇明主、无法施展的抑郁,最后,作者用《孟子》中提到的孺子歌”来表明,只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了。

这首诗与辛词《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相比,显然更用的写实的手法,用古人的例子还说明今天的苦闷。

三、辛弃疾的影响

谈及辛弃疾及辛诗的影响,我们可以从后人对他的评价中可见一斑:

岭头一片青山,可能埋没凌云气?遐方异域,当年滴尽,英雄清泪。星斗撑肠,云烟盈纸,纵横游戏。谩人间留得,阳春白雪,千载下,无人继。

不见

戟门华第,见萧萧竹枯松悴。问谁料理,带湖烟景,瓢泉风味。万里中原,不堪回首,人生如寄。且临风高唱,逍遥旧曲,为先生醉。

这首《水龙吟·酹辛稼轩墓》是在辛弃疾死后一百余年,张埜在经过他在铅山的坟墓时,写的一首吊词,词中给予辛弃疾事业、人品及创作高度的评价。

-86-

另有明朝龚斅有《过辛稼轩先生神道碑》(《辛弃疾资料汇编》)表达了相同的情感:

南渡功名垂竹帛,老臣墟墓隔山陂;石麟埋没难终古,海鹤归来更几时?神道有碑行客拜,荒祠无屋野樵知。带湖秋水瓢泉月,一片丹心不可移。

据刘熙载《艺概·诗概》中的观点:“诗品本于文品”。陆游也说:“人之邪正,至观其文则尽矣决矣,不可复隐矣。”

正是基于此,辛诗虽然有缺乏形象、过于直白的缺点,但其风格是平易朴实的,也多有生活情趣,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后人诗歌的创作。———————————————————

参考文献:

〔1〕朱丽霞.20世纪辛弃疾研究的回顾与思索.文学评,2007,(3).

〔2〕张思齐.辛弃疾的赋闲与诗意栖居.江西社会科学学报,2008,(5).

〔3〕辛更儒.辛弃疾家室再考.文学遗产,2007,(11).〔4〕程继红.辛弃疾与佛教.浙江海洋学院学报,2009,

(12).

〔5〕张思齐.论辛弃疾的接受美学思想.中国上饶辛弃疾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03.

〔6〕王少华.建国以来的辛弃疾研究.山东师大学报,

1986,(12).

〔7〕王延梯.辛弃疾评传.陕西人民出版社,1981.175~

176.

〔8〕钱东甫.辛弃疾传.作家出版社,1955.

〔9〕邓广铭.辛弃疾(稼轩)传.上海人民出版社,1956.〔10〕颜家安.论辛弃疾恢复谋略及军事思想.海南师院学报,1997,(02).

〔11〕石红英.辛弃疾与陶渊明.山东师大学报,1997,

(01).

〔12〕辛更儒.辛弃疾资料汇编.中华书局,2005.〔13〕韩富军.论辛弃疾词的艺术风格.辽宁师专学报,2005,(7).

(责任编辑

孙国军)

范文三:辛弃疾诗歌欣赏 投稿:覃泷泸

辛弃疾——《摸鱼儿》 更能消①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常怕花开早,何况落红②无数。 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 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③, 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④事,准拟佳期又误。 娥眉曾有人妒。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⑤此情谁诉? 君⑥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⑦皆尘土。 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⑧, 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注释: ⑴消 :经受 ⑵落红:落花 ⑶算只有殷勤:想来只有檐下蛛网还殷勤地沾惹飞絮,留住春色。 ⑷长门:汉代宫殿名,武帝皇后失宠后被幽闭于此,司马相如《长门赋序》:“孝武陈皇后,时得幸,颇妒。别在长门宫,愁闷悲思,闻蜀郡成都司马相如天下工为文,奉黄金百万,为相如,文君取酒,因以悲愁之辞,而相如为文以悟主上,陈皇后复得幸。” ⑸脉脉:绵长深厚貌。 ⑹君:指善妒之人。 ⑺玉环飞燕:杨玉环、赵飞燕,皆貌美善妒。 ⑻危楼:高楼上的栏杆。 赏析: 道是休去倚危栏,休倚危栏时闲愁已是教人断肠。春已逝,美人迟暮,而忧国之心亦是无处可诉,只有自我劝慰将怨意化为凄婉,虽是缠绵婉约曲,亦有郁愤英气含而不露

范文四:辛弃疾诗歌探微 投稿:秦糥糦

第31卷第5期2010年5月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ofChifengUniversity(Soc.Sci)Vol.31No.5

May2010

辛弃疾诗歌探微

高铁英

(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内蒙古通辽028000;内蒙古兴安盟中级人民法院,内蒙古乌兰浩特

137400)

摘要:12世纪下半叶,中国词坛名家辈出,辛弃疾更是以辛词内容的博大精深,风格的豪迈狂放,以

及强烈的浪漫情怀,将豪放派词推向了极致。然而,与辛词比较,辛诗则鲜少受关注,作为辛弃疾文学创作的一部分,辛诗必然反映其一定的创作思想和内在的心灵世界,这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探讨的。

关键词:辛弃疾;诗歌中图分类号:I207.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0)05-0083-04

(一)咏史怀古诗

中国词坛名家辈出,辛弃疾更12世纪下半叶,

是以辛词内容的博大精深,风格的豪迈狂放,以及强烈的浪漫情怀,将豪放派词推向了极致。王国维曾在《人间词话》中有云:“南宋词人,白石有格而无其堪与北宋人颉颃者,惟一情,剑南有气而无乏韵。幼安耳。”,刘克庄在《辛稼轩集序》中也曾说过:“公所做大声(鞺鞳),小声铿锵,横绝六合,扫空万古,秦自有苍生以来所无。其纤秾绵密者亦不在小晏、郎之下,余幼皆成诵。”(《后村先生大全集》都给予了辛弃疾及辛词极高的评价)

然而,与辛词比较,辛诗则鲜少受关注,一方面,辛诗数量较少,据《全宋诗》,辛诗仅存140余首,与辛词的630首相差甚远;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方面,就如同刘克庄在《后村先生诗话后集》中评价辛诗《送别湖南部曲》中所言:“此篇悲壮激烈,惜为长短句所掩。”清代邹祗谟也曾评价过辛弃疾的创作,认为“词极工矣,而诗殊不强人意”。(《远志斋词衷》)

作为辛弃疾文学创作的一部分,辛诗必然反映其一定的创作思想和内在的心灵世界,这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探讨的。

一、辛诗的思想内容

辛弃疾的一生,可以说是将抗金斗争当做毕生事业的一生,无论是跃马长枪,战斗在抗金的第一线,还是与投降派的据理力争,辛弃疾的一生都是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南宋统治阶级的腐在战斗。

朽,已注定了失败的必然结局。无法改变此种局面的诗人是痛苦的,更是无奈的,所以,当诗人无法改变现实时,就免不了要将目光转向过去,借古以抒《忆李白》就是这样一首借古以抒今的诗作:今。如

当年宫殿赋昭阳,岂信人间过夜郎!明月入江依旧好,青山埋骨至今香。不寻饭颗山头伴,却趁汨罗江上狂。定要骑鲸归汗漫,故来濯足戏沧浪。

当年宫殿赋昭阳,起句就写出了诗人李白的才情。当年李白宫殿之上,“取笔抒思,略不停辍”,即有《宫中行乐》五言律诗,其首句即为“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只此一句,诗人李白的旷世才情便跃然纸上。

岂信人间过夜郎:“宫殿赋昭阳”之时,也正是诗人春风得意之时,然而,放荡不羁的诗人显然不“流放夜郎”也不过能为当时的所谓主流社会所容,

就是瞬间之事。这也与作者的境遇相似,作者既有《美芹十论》时的踌躇满志,也有遭劾落职时的郁郁世事怎样变迁,也是“明月不得志。无论信与不信,依旧好,青山至今香”。

不寻饭颗山头伴,却趁汨罗江上狂:饭颗山,相传在长安,李白曾赠杜甫诗:“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何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杜甫也有怀李白诗:“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作者借两位诗

-辛弃疾现存诗140余首,从诗的内容看,其中大部分写就于其闲退之时,内容涉及十分广泛,其中既有描写田园闲适生活的,也有与诗友唱和之作;既有内容丰富的咏物诗,又有游历山水之作。对于辛弃疾这样一位胸怀报国志向却又郁郁不得志的英雄来说,没有什么比“英雄无用武之地”更为残酷的,这样的感情在辛诗中也都有所反映。

人的赠和,表达出自己尚侠任气、追求不懈的品质。

定要骑鲸归汗漫,故来濯足戏沧浪:在作者眼里,诗人李白无疑是潇洒的,精神上是自由的。借这首诗,作者以李白自比,虽然受谗遭贬,但依然是乐观向上的。相信自己有一天依然会“骑鲸归汗漫,濯足戏沧浪。”

此外,在辛弃疾的怀古诗中,除了有《忆李白》这种抒写自己人生抱负的昂扬之作,也有一类诗属于借古以批今,如《江行吊宋齐丘》。

(二)咏物诗

人此时所迸发的人生感慨,更真实也更凝重。这种感情在同期所做的词《临江仙·壬戌岁生日书怀》中也有流露:“六十三年无限事,从头悔恨难追。已知六十二年非。只应今日是,后日又寻思。……”虽然此时诗人回首人生路,发出的更多的是“悔恨难追”,但诗人果真是认为“错处真成九州铁”吗?真的是昨非而今是吗?诗人在最后两句描写梅花中给出了答案“新春老去惟梅在,一任狂风日夜吹。”诗人虽一生仕途坎坷,命运多舛,但却像梅花一样,虽屡遭打击,仍矢志不渝。

(四)唱和诗

据《全宋诗》所载,辛诗共有42首咏物诗,其中既涉及牡丹、梅花、芍药等花卉,也有葡萄等蔬果;既有咏雪、咏雨诗,也有咏琴、咏剑诗。

在辛诗的咏物诗中,以咏梅诗为最多,有10首以上。在这些诗中,诗人常以梅自比,以梅花的高洁品格自喻。如《和傅岩叟梅花二首》:

其一

月澹黄昏欲雪时,小窗犹欠岁寒枝。暗香疏影无人处,唯有西湖处士知。

唱和诗,历来为文坛、诗坛所常见。诗人之间常常彼此唱和、酬答,以诗会友。唱和诗发端于北魏,于中、晚唐间十分盛行。据《宋史》本传记载,辛弃疾“豪爽尚气节,识拔英俊,所交多海内知己”,常与友人有相和之作。这其中既有像《和任帅见寄之韵三、《和赵昌父问讯新居之作》这样在唱和之中感首》

怀伤时、表达郁郁不平之气的作品,也有像《和赵茂嘉郎中双头芍药二首》、《和赵晋臣送糟蟹》等这类日常生活的唱和之作。

如《和赵昌父问讯新居之作》:

草堂经始上元初,四面溪山画不如。畴昔人怜翁失马,只今自喜我知鱼。苦无突兀千间庇,岂负辛勤一束书。种木十年浑未办,此心留待百年余。

黄昏之时,月亮安静地挂在树梢,天空似乎又要飘起雪花,透过小窗可以看见点点梅花挺立在枝头。短短两句,诗人就为我们营造出了一幅静谧的图画。然而,这样的图画正是为了渲染梅花遗世独立的品格。“暗香疏影无人处”用到了诗人林浦“疏的典故,写出了梅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花高洁、不被尘世所染的品质。“唯有西湖处士知”,《宋史隐逸传》中记作者自比西湖处士,(西湖处士,载:林浦被放游江淮间,久之归杭州,结庐西湖之孤山,二十年足不及城市。)表达出了自己如同梅花一样骄傲不俗的品质。

清代李重华《贞一斋诗说》中云“:咏物诗有两法:一是将自身放顿在里面,一是将自身站立在旁边。”诗人辛弃疾正是常常将自身比拟为所咏之物。

(三)即事感怀诗

据《宋史·文苑传七》记载:赵昌父,赵蕃字昌父,生于宋高宗绍兴十三年。刘克庄称其为诗有陶、阮意。现其原诗已不见载。辛弃疾自庆元元年起,再次闲居于带湖,也正是期间,开始与赵昌父之间有唱和之作,其中既有诗,也有词。辛启泰《稼轩先生“:(宁宗庆元)二年丙辰,先生五十七,所居毁年谱》

于火,徙居铅山县期思市瓜山之下,有期思卜筑词。”这首诗正是成于新居落成之时,赵昌父发信问候之际,诗人和此诗。显然此时由于辛弃疾已被再次罢官,诗中难掩不平之气,但这种郁郁不平之气间,也不难看出诗人壮心不已,“此心留待百年余”。

(五)描写日常生活

辛弃疾一生坎坷,生于北地,却又心系南方,历尽辛苦终得南归之后,却又仕途多舛,人生浮浮沉沉之间常有一些感悟,或喜或悲,如《感怀示儿辈》:

安乐常思病苦时,静观山下有雷颐。十千一斗酒无分,六十三年事自知。错处真成九州铁,乐时能得几絇丝。新春老去惟梅在,一任狂风日夜吹。

带湖闲居10年,瓢湖闲居8年,长达18年的闲退生活,使得辛弃疾的诗中有相当一部分描绘的是种草养花、读书饮酒这样的闲居农家的生活场景。如:《读书》:

是非得失两茫茫,闲把遗书细较量。掩卷古人堪笑处,起来摩腹步长廊。

这首感怀诗作于宋宁宗嘉泰二年,公元1202年春,此时的辛弃疾已63岁高龄,居铅山已十年有余,对世事沧桑多有体会,“六十三年事自知”,诗

-

描写了闲适的读书生活,诗人乐在其中,同样,

“饭饱且寻三益友,渊明康节乐天诗”(《鹤鸣偶作》)也表达了“读书之乐”。

“河豚挟鸠毒,杀人一脔足。蒌蒿或济之,赤心置人腹”(《蒌蒿宜作河豚羹》)农家生活总是让诗人偶有所得。

“渊明爱酒得之天,岁晚还吟酒止篇。日醉得非促龄具?只今病渴已三年。”诗酒文章正是辛弃疾闲退生活的主要内容。

(六)游历诗

《稼轩词提要》中也有记载:“其词慷慨纵横,有不可一世之概,于倚声家为变调,而异军特起,能于剪红刻翠之外,屹然别立一宗。迄今不废。”而辛诗则多写其退居生活,描绘田园风光,直抒性情,亦能反映出其不同于辛词的心灵境界。

(一)辛词豪迈、辛诗沉郁

韩富军在《论辛弃疾词的艺术风格》中指出:“辛弃疾是一个热血沸腾的爱国志士,又是一个叱咤风云的民族英雄,因而作品中始终充满抗金激情,充溢着豪迈奔放之气;辛弃疾在南宋期间力主收复中原,与朝廷中的主和派政见不和,因此一直辗转任地方官吏,不但不被重用,甚至还受到排挤和打击,致使他英雄无用武之地,这种‘孤危’的境遇使辛弃疾大失所望,悲愤填胸,不平则鸣,蓄之则发,将其倾入词中,便形成了豪放中兼有沉郁悲壮之气的风格。”所以辛词更是豪放为主,兼具沉郁之气。

至于辛诗,则与此不同。辛弃疾的大部分诗作都是作于闲退之时,他本是一位期待建功立业、收复失地的英雄,且本身也具有这样的才能。朱熹在《朱子语类》中称辛弃疾颇谙晓兵事,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兼具爱国理想与治国才能的人,却屡遭排挤,甚至遭劾罢官,这怎能不使其多作于此时的诗歌更多的表现出的是抑郁之气呢?

比如,同是回首往事、表达壮志难酬的情怀,辛“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词中用的就是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笑富贵千钧如发,(《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韵答硬语盘空谁来听?”

之》)这样的豪迈之言,虽然有郁气,但更多为豪气所掩。辛诗则不同,更多是对现实无奈的接受。如《即事二首》其一:“百忧常与事俱来,莫把胸中荆棘栽。但只熙熙闲过日,人间无处不春台。”此时,作者俨然已经看淡世事,更多的关注当下。

(二)辛词浪漫、辛诗写实

古人讲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所以几乎在任何一位诗人身上都不缺少写景诗,当然,这景也包括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之景。况且,诗人们又常常是感性的,良辰美景自然就成为其笔下常见之物了。在这一点上,辛弃疾也不例外。早在孝宗乾道元年起,他就开始漫游吴楚各地,之后,在其闲居之时,也曾有多处游历,这些经历无疑丰富了其诗歌题材。

闲居时遍游风景为诗人提供了很好的写作素材:

:“昔年留此苦思鹅湖相会时,有《题鹅湖壁》

归,为忆啼门玉雪儿。鸾鹄飞残梧竹冷静,只今归兴却迟迟。”

游福州参泉,有《题福州参泉二首》:“其一:两泉冰炭更温泉,这里原无一二三。欲识当年参字义,其二:三泉参错本儿嬉,认作参星行人浴罢试来参。

转更痴。却笑世间真狡狯,古今能有几人知?”

游金相寺,有《题金相寺净照轩诗》:“净是净空空即色,照应照物物非心。请看窗外一轮月,正在碧潭千丈深。”

游寿宁寺,有《书寿宁寺壁》:“门前幽径踏苍苔,犹忆前回信步来。午醉正酣归未得,斜阳古殿桔花开。”

二、辛词与辛诗的区别

在宋初的百余年间,由于国内比较安定,经济高度繁荣,使得一向被人们看作为“艳科”、“小词”、“小道”,不能登大雅之堂的词逐渐开始兴盛。至苏轼起,首倡豪放诗风,词的风格开始为之一变,至12世纪中叶,以辛弃疾、陆游为代表的中兴词人更周济在《宋四家词选·目是将词的创作推到了高峰。

录序论》中称:“苏、辛并称。东坡天趣独到处,殆成有绝诣,而苦不经意,完璧甚少。稼轩则沉着痛快,辙可循。南宋诸公,无不传其衣钵。”概括了辛词慷慨沉着的特点,这一点在《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九八

王延梯在评价辛词时这样说过:“辛弃疾的爱国词,一般都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和巨大的鼓动力量,它们不仅从感情上给人以感染和影响,而且像战鼓、似号角,扣动人们的心弦,鼓舞人们的战斗热情。”同时,他也指出:“这种精神力量,来源于词中所反映的那种高尚的爱国情怀,来源于收复失地、统一国家的崇高理想和不屈不挠的英雄主义精神。”的确,这种积极的浪漫主义精神在辛词中随处可见,在很多词作中都发挥着奇特的想象,以梦幻的形式体现着理想。比如《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

-

叔潜赋》: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另有明朝龚斅有《过辛稼轩先生神道碑》(《辛弃疾资料汇编》)表达了相同的情感:

南渡功名垂竹帛,老臣墟墓隔山陂;石麟埋没难终古,海鹤归来更几时?神道有碑行客拜,荒祠无屋野樵知。带湖秋水瓢泉月,一片丹心不可移。

面对一轮皎洁的明月,作者由月亮的阴晴圆缺,联想到时光的流逝,感叹着年华易逝,流露出壮志难酬的悲怆。然而,既使作者翱翔在万里长空,依“斫然无法释怀的是对山河的眷恋,依然憧憬的是去桂婆娑”,还人世间以光明。

反观辛诗,其中也有像《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这种感叹奸佞当道、时光流逝、壮志未酬的诗作,比如《再用韵二首》其一:

自古峨眉嫉者多,须防按剑向随和。此身更似沧浪水,听取当年孺子歌。

据刘熙载《艺概·诗概》中的观点:“诗品本于文品”。陆游也说:“人之邪正,至观其文则尽矣决矣,不正是基于此,辛诗虽然有缺乏形象、过可复隐矣。”

于直白的缺点,但其风格是平易朴实的,也多有生活情趣,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后人诗歌的创作。———————————————————

参考文献:

〔1〕朱丽霞.20世纪辛弃疾研究的回顾与思索.文学评,2007,(3).

〔2〕张思齐.辛弃疾的赋闲与诗意栖居.江西社会科学学报,2008,(5).

〔3〕辛更儒.辛弃疾家室再考.文学遗产,2007,(11).〔4〕程继红.辛弃疾与佛教.浙江海洋学院学报,2009,

辛弃疾在诗中化用《离骚》中的“众女嫉予之峨眉兮,谣诼谓予以善淫”之句,写出了其遭受谗言、被闲退在家的苦闷,又用明珠暗投,以表明其遇明主、无法施展的抑郁,最后,作者用《孟子》中提到的“孺子歌”来表明,只能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了。

这首诗与辛词《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相比,显然更用的写实的手法,用古人的例子还说明今天的苦闷。

三、辛弃疾的影响

(12).

〔5〕张思齐.论辛弃疾的接受美学思想.中国上饶辛弃疾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03.

〔6〕王少华.建国以来的辛弃疾研究.山东师大学报,

1986,(12).

〔7〕王延梯.辛弃疾评传.陕西人民出版社,1981.175~

谈及辛弃疾及辛诗的影响,我们可以从后人对他的评价中可见一斑:

岭头一片青山,可能埋没凌云气?遐方异域,当年滴尽,英雄清泪。星斗撑肠,云烟盈纸,纵横游戏。谩人间留得,阳春白雪,千载下,无人继。

不见

戟门华第,见萧萧竹枯松悴。问谁料理,带湖烟景,瓢泉风味。万里中原,不堪回首,人生如寄。且临风高唱,逍遥旧曲,为先生醉。

176.

〔8〕钱东甫.辛弃疾传.作家出版社,1955.

〔9〕邓广铭.辛弃疾(稼轩)传.上海人民出版社,1956.〔10〕颜家安.论辛弃疾恢复谋略及军事思想.海南师院学报,1997,(02).

〔11〕石红英.辛弃疾与陶渊明.山东师大学报,1997,

(01).

〔12〕辛更儒.辛弃疾资料汇编.中华书局,2005.〔13〕韩富军.论辛弃疾词的艺术风格.辽宁师专学报,2005,(7).

(责任编辑

孙国军)

这首《水龙吟·酹辛稼轩墓》是在辛弃疾死后一百余年,张埜在经过他在铅山的坟墓时,写的一首吊词,词中给予辛弃疾事业、人品及创作高度的评价。

-

范文五:苏轼辛弃疾诗歌总结 投稿:何瑹瑺

苏轼

蝶恋花(春景)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临江仙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已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帐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 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念奴娇•赤壁怀古】

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江城子】

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江城子】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八声甘州】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西江月】

相逢一醉是前缘。 【鹊桥仙】

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西江月】

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水调歌头】

人间有味是清欢。【浣溪沙】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阳关曲】

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陌上花】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临江仙】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卜算子】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水龙吟】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鹧鸪天】

【诗篇】

1.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饮湖上初晴后雨】

2.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春夜】

3.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陌上花】

4.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陌上花 】

5.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 【吉祥寺赏牡丹】

6.江山如此不归山,江神见怪警我顽。【游金山寺】

7.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8.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惠崇春江晚景】

9.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10.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同上】

11.杳杳天低鹘没处,青山一发是中原。 【澄迈驿通潮阁】

12.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庐山烟雨】

13.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有美堂暴雨】

14.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惠州一绝】

15.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东栏梨花】

16.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和子由渑池怀旧】

17.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题西林壁】

惠崇《春江晚景》

宋 苏轼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题西林壁

【宋】苏轼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

(宋)苏轼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卜算子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辛弃疾

“铁板铜琶,继东坡高唱大江东去,美芹悲黍,冀南宋莫随鸿雁南飞。”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南宋]辛弃疾 出处:《稼轩长短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也称“采桑子”)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清平乐•村居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亡赖(顽皮,通“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西江月• 夜行黄沙道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鹧鸪天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青玉案 元夕(案,此处读碗,意即碗。)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辛弃疾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范文六:辛弃疾诗歌主题与风格略论 投稿:杜緲緳

第++卷%第.期%(##.年+(月

株洲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VW’X1*5WY/0’/0W’&Z*>0ZXR>W55Z2Z

U?@N++1?N.[

辛弃疾诗歌主题与风格略论

宇,李寅生

!

(广西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南宁!

摘%要:辛弃疾以词名家,其诗歌却因诗集亡佚而多不被重视。其诗歌主题表现为个人感愤、闲适自得、参悟人生三个方面;与主题相对应,其诗歌风格也呈现出雄迈峭劲与婉曲反迭兼容、朴拙厚重与清新隽永并蓄、偏重理趣与说教直白共存三种风格。关键词:辛弃疾;诗歌;主题;风格

中图分类号:&’!()%%%文献标识码:*%%%文章编号:+##,-+$

!

/0*1234,563789:;<8=

(>?@@<=4@B4C?FF487GDB7?8,24D8=H7’87I

!8&*9#:*:K78L79M77:ADF?4:A?C;7:!

;,%<(9/&:K61L79M7;P?

%%辛弃疾以词名家,其词历代传唱不衰,其诗歌却少有人论及。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辛弃疾诗集《稼轩集》已经亡佚,现存仅+$#余首诗歌系清人辑录,所以其诗歌多不为人所知;另一方面则是辛弃疾诗歌创作的成就,与其词的成就相比毕竟难以匹敌。但是辛弃疾诗歌从不同的侧面反应了其思想和生活,艺术上也自有独到的特色,探讨辛弃疾诗歌,是辛弃疾研究中不可忽略的重要环节。本文将从主题和风格两方面对辛弃疾诗歌进行分析。

辛弃疾诗集《稼轩集》大约亡佚于明代,亡佚原因已难以考证。目前可见的最早的辛诗传本,是清代嘉庆年间辛启泰和法式善辑录成书的《稼轩集抄存》。该书是对辛弃疾诗文的辑佚,收录了从《永乐大典》、方志、类书以及与辛弃疾同时代诗人的诗集中辑录出的辛弃疾诗歌+++

[+](S+#!-+#.)

首。著名学者邓广铭先生编订的《辛稼轩诗文钞

辛弃疾诗集亡佚的大致时间:“明初所修《永乐大典》及名臣奏议中均有所收录,知其必尚留布于世。而嗣此以后,举公私藏书之家俱不复著录辛集之名,清代纂辑《四库全书》,亦仅于浙江鲍士恭家采获《美芹十论》一卷,则辛集之

[+](S

亡佚当在明中叶也”。该书是影响最大的辛弃疾诗歌

文本。此外,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全宋诗》收录辛诗

[(]+$!首,是收录辛诗最多的文本。本文对辛诗的研究,所

依据的即以上

一辛弃疾诗歌的主题

笔者依据《全宋诗》对辛弃疾诗歌内容进行了分类统计,从中可以大致推断出辛弃疾创作这些诗歌时的思想情感状况,从而探求辛弃疾诗歌的主题。从横向上看,辛弃疾诗歌内容大略为:写退隐生活的诗大约

存》一书,以《稼轩集抄存》为底本删除误收增补辑遗,共得诗+($首,体例上按照诗歌体裁编排,并将前后有联系的诗歌排在一起,如和诗、多次用同一韵之诗等。邓先生推断了

!

收稿日期:(##.-#.-#!

作者简介:张%宇(+,)

(+,.(-),男,内蒙古临河市人,广西大学文化与传播学院教授,文学博士。

++

株洲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第,期(总第

自身的勉励和对国运的希望都包含进来,正是辛弃疾心态的绝好写照。

然而现实无情,辛弃疾渴望效命疆场一展雄才,却偏偏备受压抑壮志难申,经世致用之才只能托之辞赋,这种错位使得他陷入另一个矛盾的心结:对自身能力的自信自负与有才无处用的自伤自叹。试看《游武夷做棹歌呈晦翁十首》中的两首:

巨石亭亭缺齿多,悬知千古也消磨。人间正觅擎天柱,无奈风吹雨打何。(其七)

山中有客帝王师,日日吟诗坐钓矶。费尽烟从纵向看辛弃疾诗歌,其作品中时而流露慨叹悲伤之情,时而显示闲适自得之趣,时而又从理学佛经中获得参悟,贯穿其诗歌的始终是个人感愤、闲适自得、参悟人生这三个主题。这样的作品在辛弃疾诗歌中占绝大多数,大致明显表达个人感愤的诗歌约’%首,闲适诗(&首,参悟人生的诗!)首。其他诗歌也或多或少带有这三种感情色彩。

!*个人感愤

抒发个人感愤是辛弃疾诗歌的第一个大主题。辛弃疾一生雄才大略,志在恢复,却偏偏“三仕三已”(《哨遍

壑自专》)不受重用;在居官任内,他备受压抑,从()岁到$(岁的!’年间,调换了!$任官职;更有甚者,他还不断受到廷臣的排挤,认为他是从北方投归南宋的所谓“归正人”而对他加以污蔑,使他被谗去职。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他一方面对朝廷恢复大计无奈失望,对廷臣的昏聩无能愤恨,另一方面却又抱持收复中原、建立功业的夙志,即使隐居山野也不肯消歇。对朝廷失望,却又对抗金复国事业抱有希望,这始终是辛弃疾一个矛盾的心结。我们可以看《送别湖南部曲》一诗:

青山匹马万人呼,幕府当年急急符。愧我明珠成薏苡,负君只手缚於菟。观书到老眼如镜,论事惊人胆满躯。万里云山送君去,不妨风雨破吾庐。

这首诗是辛弃疾诗歌中最著名的一首,历代论诗者多举此诗为辛诗代表。根据巩本栋先生《辛弃疾评传》转引刘克庄《后村诗话》卷二云“辛稼轩帅湖南,有小官山前宣劳,既上功绩,未报而辛去,赏格不下。其人来访,辛有诗别

之”,[’](+’,

作辛弃疾从“锦襜突骑渡江初”(《鹧鸪天壮岁旌旗拥万

夫》)到镇守湖南创建飞虎军的功业概括,是辛弃疾雄才报国的表现。第三句用典:薏苡与明珠外形相似,东汉马援征交趾时常以薏苡为食物,回军时带回一车,死后却被诬陷为

侵吞明珠。[$]用这个典是辛弃疾对那些排挤自己的廷臣的

讥讽。第四句是说辛弃疾惭愧自己连累部下。第五六句是说自己过人胆识至老不变,暗含着还可以为恢复大业效力之意。第七句期许部下再建功业,第八句虽然写自己失意,但前用“不妨”二字,表明他并不介怀一时的蹉跎,仍然渴望报效国家。一首诗中将对庸臣的嘲讽、对部下的期许、对

!(

霞供不足,几时西伯载将归?(其九)

前者叹息身世,感概自己也如擎天柱石一般屡遭风吹雨打;后者则以姜太公自许,仍期望明君能起用自己。而对比自身的抑郁不得志,形形色色的昏聩官员和将领却久占朝堂,辛弃疾对之有辛辣的讽刺:

人才长与世相疏,若谓无才即厚诬。方朔长身无饭吃,人间饱死几侏儒。(《再用儒字韵》)《汉书

东方朔传》中载:东方朔身长九尺,却与身长

三尺的侏儒同样俸禄,东方朔对汉武帝说:“侏儒饱欲死,臣朔饥欲死”。[

辛弃疾自嘲似东方朔,以东方朔

的才高而不见用与侏儒的俳优而享富贵对比,喟叹自己的

怀才不遇。

英雄无用武之地,辛弃疾退居园田而难消磨勃郁之气,他借山水排遣,心事却在不经意间涌动流露:

小亭独酌兴悠哉,忽有清愁到酒杯。四面青山围欲合,不知愁自哪边来。(《鹤鸣亭独饮》)

饱饭闲游绕小溪,却将往事细寻思,有时思到难思处,拍碎栏杆人不知。(《鹤鸣亭绝句四首其一》)

满腹牢骚挥之不去,即便在最闲淡惬意的时候也时时不自觉的涌上心来,可见诗人忧愤之深!

(*闲适自得

抒写退隐生活的闲适自得是辛弃疾诗歌的第二个大主题。尽管政治上失意,辛弃疾在退隐生活中有时也力图从现实的苦恼中摆脱出来。诗人闲居多年,在登山临水、课子会友的悠闲生活中暂时忘却烦恼,所吟咏者便多闲适自然的趣味。如《同杜叔高、祝彦集观天保庵瀑布,主人留饮两日,且约牡丹之饮》二首:

竹杖芒鞋看瀑回,暮年筋力倦崔巍。桃花落尽无春思,直待牡丹开后来。

只要寻花仔细看,不妨草草有杯盘。莫因红紫倾城色,却要摧残黑牡丹。

诗歌富有情致而略带戏噱,表现出诗人少有的天真烂漫的一面。而诗人将腐朽昏聩的官场与这样的山林生活相比时,甚至认为山林才是真正的“安乐窝”:

莫被闲愁扰太和,愁来只用道消磨。随流上下宁能免,惊世功名不用多。闲看蜂衙足官府,梦随蚁斗有干戈。疏帘竹覃山茶盎,此是幽人安乐

窝。

宇,李寅生:辛弃疾诗歌主题与风格略论

二辛弃疾诗歌的风格

可见诗人对退居生活也有满足惬意的一面。

厌弃官场腐朽,对退居生活满意的心态与渴望恢复,感愤不遇,期待起用的心态其实恰恰构成了辛弃疾心中又一个矛盾的心结。他的两首示儿诗足可以作为这个心结的注脚:

穷处幽人乐,徂年烈士悲。归田曾有志,责子且无诗。旧恨王夷甫,新交蔡克儿。渊明去我久,此意有谁知。(《感怀示儿辈》)

与辛弃疾诗歌主题相对应,辛弃疾诗歌也呈现出几种不同的风格,即在抒发个人感愤的时候或雄迈峭劲或婉曲反迭,描写闲适自得心境的时候或朴拙厚重或清新隽永,参悟人生的时候则偏重理趣而显得说教直白。

$

如前文所述,辛弃疾一生雄才大略,被当时士人目为

[%]

“青兕”,他的个性本来就是雄迈豪放的,加之多年来的

郁积压抑,情动于中,他所能发之于外的便是笔下的诗词。扫迹衡门下,终朝抱膝吟。贫须依稼穑,老不厌山林。有酒无余愿,因闲得此心。西园早行乐,桃李渐成荫。(《即事示儿》)

“穷处幽人乐,徂年烈士悲。”正是诗人的出处进退之悲,一方面“旧恨王夷甫”,慨叹神州陆沉,一方面又“老不厌山林”,欣喜于田园生活。感愤中有快慰,快慰中又复生感愤,辛弃疾的心境纠缠于这样的矛盾之中,他只能寻求排解的办法,这便是辛弃疾诗歌的第三个主题———

!

辛弃疾诗歌的第三个主题是参禅悟道,从中参悟人生。辛弃疾对释道儒三家都有所接触,其诗中便多有参禅悟道崇儒的作品。他的参禅悟道诗如:

颇觉参禅近有功,因空成色色成空。色空静处如何说,且坐清凉境界中。(《醉书其壁》)

人言大道本强名,毕竟名从有处生。昭氏鼓琴谁解听,亦无亏处亦无成。(《偶题三首》其三)诗人显然是有意通过参悟佛老之说来看穿名利参透古今,从而使得自己的心境平和、释然。

但辛弃疾内心深处视之为精神支柱的还是儒家思想:

道言不死真成妄,佛说无生更转诬。要识死生真道理,须凭邹鲁圣人儒。(《读语孟二首》其一)

佛老之说虽然可以暂时弥补内心的不平,但是毕竟过于虚妄。儒家先圣屡踬不踣百折不挠的精神可以激励自己抱持力图恢复的爱国之志而不致心灰,而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态度又可以用来慰藉自己的闲隐,辛弃疾的出处进退之悲更适合借参悟儒家思想来排解。

可见,辛弃疾之所以用心这三家,是力图使自己的心态变得宠辱不惊,以此来慰藉自己的心灵:

老去都无宠辱惊,静中时见古今情。大凡物必有终始,岂有人能脱死生。日月相摧飞似箭,阴阳如寇惨于兵。此身果欲参天地,且读中庸尽至诚。(《偶作三首》其三)

##确切的说,辛弃疾并非真正笃信佛老或道学,他读佛经参道谛实在只是一种消遣的办法,北伐已无可能,闲居又不甘心,诗人就只能用佛老一切虚空之言来自慰平生,用圣人屡踬不踣的浩然之气和达则兼济穷则独善的处世原则来寻求解脱,使得自己问心无愧。

所以辛弃疾诗歌中多有一种慷慨淋漓、激昂沉雄之气,前文所举的《送别湖南部曲》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据巩本栋先生《辛弃评传》转引刘克庄《后村诗话》中盛赞此诗:“此篇

悲壮雄迈,惜为长短句所掩”。[!](&!%’)此诗明快刚健,沉雄有

力,“论事惊人胆满躯”一句更是有天风海雨逼人之势,刘克庄所赞的是定评。又如《江郎山和韵》一诗:

山峰一一青如削,卓立千寻不可干。正直相扶无依傍,撑持天地与人看。

全诗用比喻,诗中青峰如削,卓立千寻,撑持天地,无依无傍的形象巍峨磅礴,透出的是一种赫然矗立直冲霄汉的气势,这又何尝不是诗人自己形象的写照呢?

当诗人遇到了解同情自己的遭际和苦闷的知己时,容易激起情感上的共鸣,心中的沉痛难言之苦则更易宣泄出来,所以辛弃疾与友人唱和的诗歌尤其多有这种沉郁雄健的味道。如《傅岩叟见和,用韵答之》

万里鱼龙会有时,壮怀歌罢涕交颐。一毛未许杨朱拔,三站空怀鲍叔知。明月夜光多白眼,高山流水自朱丝。尘埃野马知多少,拟倩撩天鼻孔吹。

首联写的正是诗人心中多少不能实现的事功!下面颔联颈联,诗人对友人的知己之感是深怀感激的,所感者正是感友人能够理解这“万里鱼龙会有时,壮怀歌罢涕交颐。”的内涵和分量。综观全诗则格调悲壮苍凉,意味深沉。

诗人面对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无奈,发而为诗则更多的运用反迭的手法,故作自解自嘲的洒脱状,实则是反语出之,其忧愤之深广是更深一层。最典型者如《送剑与傅岩叟》:

莫邪三尺照人寒,试与挑灯子细看。且挂空斋做琴伴,未须携去斩楼兰。

本应上阵杀敌的宝剑只能挂在空斋中与琴为伴做个摆设,明显是带有作者的身世之感的。又如如下两首绝句:

饮酒已输陶靖节,作诗犹爱邵尧夫。若论老子胸中事,除却山溪一事无。(《读邵尧夫诗》)

人生忧患始于名,且喜无闻过此生。却得少年耽酒力,读书学剑两无成。(《偶题》其一)

“读书学剑两无成”谦称自己无才,“除却山溪一事无”是谦称自己无志,辛弃疾可是这样的人?那我们就无法解释前文所引的诗歌那些悲壮慷慨之气来自何人了。这种有

$!

株洲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第+期(总第’#期)过抗争有过激愤的人做淡然状,其内心实际是更深的矛盾和痛苦。

!

与辛弃疾诗歌闲适自得主题相对应,这类诗歌写得就比较随心适意,所以诗歌的风格明显偏于平实自然,甚至是纯以口语出之,其中也有很多的清新明快的作品。究其原因,此时的诗人是从激愤中解脱出来的,是以平常心平常眼自在观物,心境平和,风格自然有所变化。辛弃疾诗歌中朴实厚重者,一般是抒写亲情、个人生活的,这类诗的读者就是作者本人和作者的子弟晚辈,所以不事雕琢,明白如话,净是净空空即色,照应照物物非心。请看窗外一轮月,正在碧潭千丈深。(《题金相寺静照轩》)

至性由来禀太和,善人何少恶人多。君看泻水着平地,正做方圆有几何。(《偶作》)

这样的诗歌,不讲求文采而注重所内含的意蕴,多用浅显的比喻来说明禅理,更象佛教的偈语。

从整体上看,辛弃疾诗歌风格以刚劲和直白为主,他的诗歌或沉郁雄厚,或明快劲健,但出语却都比较直接,不事雕琢。这样导致辛弃疾诗歌比较缺乏意象,没有唐人诗那读来别具亲和之感。如:

老病忘时节,空斋尚晓眠。儿童唤翁起,今日是新年。(《元日》)

逢花眼倦开,见酒手频推。不恨吾年老,恨他将病来。(《偶题》)

另外如作者哭早殇之子赣(加匾字框)的十五章五言诗,发自至情,凄凉哀痛,几使读者同欲下泪,也极为真切感人。

辛弃疾诗歌中清新明快自然隽永的风格则多在他的登山临水,饮酒看花的闲适诗中。如:

昨梦春风花满枝,是花到眼是此诗。如今梦断春无迹,不记题诗付与谁。(《和任师见寄之韵》)

门前幽径踏苍苔,犹忆前回信步来。午醉正酣归未得,斜阳古殿橘花开。(《书寿宁寺壁》)这样的诗是在作者暂时放下国家恢复大业和个人出处进退的遭际,全身心与自然相亲的情况下创作的,风格就清隽可喜,空灵俊逸,很有白居易的风味。

#

辛弃疾诗歌中艺术价值最低者是参悟哲理人生的诗,这些诗歌虽然也有很深的哲理意味,但大多讲求理趣机锋,语言直白,很有些说教味,大概是受宋人以议论为诗的影响。例如:

$.

样兴象玲珑的味道,有时流于浅白。

辛弃疾以词名家,其诗歌与词相比自然逊色很多。但是作为研究对象,深入研究辛弃疾诗歌是辛弃疾文学研究中不可替代的一个环节。现在我们只能就他现存的数量很少的诗歌来探讨,并非他诗歌的全部内容。《稼轩集》能否再现人间不得而知,只能期盼我们将来有得窥全豹的机会,以期对辛弃疾的诗歌有更深入、更全面的研究。

参考文献:

$]邓广铭

$&’(

!]北京大学古典文献研究所

学出版社,$&&-

#]巩本栋

!))!

.]范/晔

$&+’

’]班/固

!-.#

+]脱/脱

$&((

(责任编辑:黄声波

英文译校:文爱军)

[[[[[[

范文七:辛弃疾《鹧鸪天·东阳道中》高考诗歌鉴赏 投稿:陈朤朥

辛弃疾《鹧鸪天·东阳道中》鉴赏

古诗鉴赏

0305 1122

鹧鸪天 东阳道中

辛弃疾

扑面征尘去路遥,香篝渐觉水沉销。山无重数周遭碧,花不知名分外娇。 人历历,马啸啸,旌旗又过小红桥。愁边剩有相思句,摇断吟鞭碧玉梢。

这是一首描写征途生活的小令,约写于1177年。

“扑面征尘去路遥,香篝渐觉水沉销。”“篝”,行军用的竹制水筒。尘土扑面,征途遥远,挂在身边的竹筒里的水也逐渐减少乃至用完了。起始两句,写出征人行军途中的劳顿,可知此时马乏人累,疲惫不堪。“山无重数周遭碧,花不知名分外娇。”后两句写路途景物,是行军人眼中所见。周遭是数不清的层层山峦,全被树木野草覆盖,一个“碧”字,说明此时行军人是置身于绿色的海洋里,而山野中那些不知名的花儿格外娇艳绚丽。充满生机的大自然使人耳目一新,精神为之一振。上片写景,淡笔素描,绘出一幅色彩鲜明的山野行军图。

下片侧重写行军途中的情景和的思绪。“人历历,马萧萧,旌旗又过小红桥。”戎装的战士清晰可辨,战马在萧萧鸣叫,迎风飘扬的战旗已经越前面的小红桥,这三句写的是队列前进的情景。不难想见,此时是骑马走在队列的后面,所以才能清楚地看到行军的战士和队首“旌旗”的方位。“愁边剩有相思句,摇断吟鞭碧玉梢。”虽然辛弃疾无时无刻不在忧国忧民,但写此词时,正是辛弃疾“春风得意”的时候,有机会为国效命,他的心情是轻松愉快的,因此这个“愁”字应理解为他寻觅“相思句”构思过程中“苦恼的”“愁”,正因为这样,他只顾聚精会神地思索,不知不觉中才“摇断”了马鞭的“碧玉梢”,这抑或是用力过猛,抑或是打在什么东西上;写得极传神,极形象。 同一时期写的另一首《鹧鸪天》中有“二年历遍楚山川”的句子,比较真实地反映了他这一时期奔走劳碌的情景,与本词意境相近。这类词都很清新,有生活气息。(王方俊)

范文八:中华诗库国际诗库双语诗歌辛弃疾(XinQiji) 投稿:刘鬗鬘

中华诗库::国际诗库::双语诗歌::辛弃疾 (Xin Qiji)辛弃疾 (1140-1207) Xin Qiji
摸鱼儿 更能消几番风雨 破阵子 寻芳草 青玉案



摸鱼儿 更能消几番风雨
更能消、几番风雨?
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长怕花开早,
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
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
怨春不语。
算只有殷勤,
画檐蛛网,
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
准拟佳期又误。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纵买相如赋,
脉脉此情谁诉?
君莫舞,
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闲愁最苦。
休去倚危栏,
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Tune:Groping for Fish

How can I bear
Many a wind-and-rain's wear?
So soon, the spring is bygone.
I'd begrudge an early bloom
For fear of the premature ending,
But now all my eyes meet
Are countless petals falling.
Halt! I pray, as I
Heard it said grasses have grown
Too far for you spring to turn around.
Despite my complaints, spring's mute.
The only busybuddy is the spider
Who weaves under the eaves a web
To catch the drifting catkin day out and day in.

The forsaken concubine
Was disappointed at every expected date.
Maybe her beautiful eyebrows caused all that.
A thousand gold might buy an expressive composition
But could never an impressive affection.
Let no dancer go on blind,
For even the queens who secured the most favor
With their dances are now nothing but dust.
Bitterest is the sentiment that finds no outlet.
Never attempt to climb for a high view,
For what can be seen is but the sun setting
Behind a row of willows drowned in the sad evening mist.




破阵子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Tune:Break The Formation

With drunken eyes,
in flickering light,
inspect the sword,
The horn's call still lingering
from the camps of my dream.
Ah! to carve an ox for the troops
and listen to frontier songs rolling off a zither;
And review the battalion on the battlefield in autumn.
Steeds speed like lightening,
And bows snap like cracks of thunder.
When the work is done for the King and the country,
One's name shall be at once renowned
and set for posterity.
Pity how the white hair has grown!




寻芳草

有得许多泪。
又闲却、许多鸳被。
枕头儿、放处都不是。
旧家时、怎生睡。

更也没书来,
那堪被、雁儿调戏。
道无书、却有书中意。
排几个、人人字。

Tune: In Search of Fragrant Herbs

So many teardrops do fall.
Superfluous are the quilts that were requisites.
Pillows can be placed anywhere, but nowhere is right.
The distant family time, that is why I cannot sleep!

Still not a single letter so far.
I even have to take in the high taunts from the geese.
They brin
g no letters but evoke what I expect from the far.
Wings spread to form one figure after another.




青玉案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The Lantern Festival

Lanterns look like thousands of flowers aglow;
Later like stars, from the skies, fallen below.
On main streets, horses and carriages ply.
There, ladies shed perfume, as they pass by.
Orchestral music and song greet our ears,
As the moon, slow and steady, eastward veers.
Of the Spring Festival, this night marks the end.
The whole night, capering, carps and dragons spend.
Adorned with ribbons or paper flowers on their head,
Clad in their best raiment, something bright or red,
Women squeeze their way among the festive crowd,
As they talk and laugh; even giggle aloud.
Rouged and powdered; perfumed to their heart's content,
They cannot but leave behind a subtle scent.
Up and down the main streets, I must have run—
A thousand times or more in quest of one,
Who I have concluded, cannot be found;
For, everywhere, no trace of her can be seen,
When, all of a sudden, I turned about,
That's her, where lanterns are few and far between.




中国诗歌库 中华诗库 中国诗典 首页

范文九:辛弃疾《定风波·暮春漫兴》高考诗歌鉴赏 投稿:许鯵鯶

辛弃疾《定风波·暮春漫兴》鉴赏

古诗鉴赏

0304 1739

定风波 暮春漫兴

辛弃疾

少日春怀似酒浓,插花走马醉千鍾。老去逢春如病酒,唯有,茶瓯香篆小帘栊。

卷尽残花风未定,休恨,花开元自要春风。试问春归谁得见?飞燕,来时相遇夕阳中。

词分上下两片。

上片以“少日”与“老去”作强烈对比。“老去”是现实,“少日”是追忆。少年时代,风华正茂,一旦春天来临,更加纵情狂欢,其乐无穷。对此,只用两句十四字来描写,却写得何等生动,令人陶醉!形容“少日春怀”,用了“似酒浓”,已给人以酒兴即将发作的暗示。继之以“插花”、“走马”,狂态如见。还要“醉千鍾”,那么,连喝千怀之后将如何颠狂,就不难想象了。而这一切,都是“少日”逢春的情景,只有在追忆中才能出现。眼前的现实则是:人已“老去”,一旦逢春,其情怀不是“似酒浓”,而是“如病酒”。同样用了一个“酒”字,而“酒浓”与“病酒”却境况全别。什么叫“病酒”?欧阳修《蝶恋花》词说:“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辞镜里朱颜瘦。”“病酒”,指因喝酒过量而生病,感到很难受。“老去逢春如病酒”,极言心情不佳,毫无兴味,不要说“插花”、“走马”,连酒也不想喝了。只有呆在小房子里,烧一盘香,喝几杯茶,消磨时光。怎么知道是小房子呢?因为这里用了“小帘栊”。“栊”指窗上棂木,而“帘栊”作为一个词,实指窗帘。挂小窗帘的房子,自然大不到那里去。

过片“卷尽残花风未定”,有如奇峰突起,似与上片毫无联系。然而仔细寻味,却恰恰是由上片向下片过渡的桥梁。上片用少日逢春的狂欢反衬老去逢春的孤寂。于“茶瓯香篆小帘栊”之前冠以“唯有”,仿佛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关心。其实不然。他始终注视那“小帘栊”,观察外边的变化。外边有什么变化呢?春风不断地吹,把花瓣儿吹落、卷走,如今已经“卷尽残花”,风还不肯停!春天不就完了吗?如此看来,诗人自然是恨春风的。可是接下去,又立刻改口说:“休恨!”为什么?因为:“花开元自要春风。”当初如果没有春风的吹拂,花儿又怎么能够开放呢?在这出人意外的转折中,蕴含着深奥的哲理,也饱和着难以明言的无限感慨。春风催放百花,给这里带来了春天。春风“卷尽残花”,春天就要离开这里,回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试问春归谁得

见?”问得突然,也令人感到难于回答,因而急切地期待下文。看下文,那回答真是“匪伊所思”,妙不可言:离此而去的春天,被向这里飞来的燕子碰上了,她是在金色的夕阳中遇见的。那么,她们彼此讲了些什么呢?

古典诗词中的“春归”有两种含义。一种指春来,如陈亮《水龙吟》:“春归翠陌,平莎茸嫩,垂杨金浅。”一种指春去,其例甚多,大抵抒发伤春之感。辛弃疾的名作《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亦不例外。而这首《定风波》却为读者打开广阔的想象领域和思维空间,诱发人们追踪春天的脚步,进行哲理的思考,可谓另辟蹊径,富有独创精神。

把春天拟人化,说她离开这里,又走向那里,最早似乎见于白居易的《浔阳春·春生》:“春生何处暗周游?海角天涯遍始休。先遣和风报消息,续教啼鸟说来由。展张草色长河畔,点缀花房小树头。若到故园应觅我,为传沦落在江州。”

黄庭坚的《清平乐》,则遵循这种思路自制新词:“春归何处?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王观的《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构思也很新颖:“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辛弃疾《定风波》的下片和上述这些作品可谓异曲同工,其继承与创新的关系,也是显而易见的。(霍松林)

范文十:辛弃疾《祝英台近·晚春》高考诗歌鉴赏 投稿:刘桏桐

辛弃疾《祝英台近·晚春》鉴赏

古诗鉴赏

0304 1648

祝英台近 晚春

辛弃疾

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更谁唤、流莺声住。

鬓边觑。试把花卜归期,才簪又重数。罗帐灯昏,哽咽梦中语: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带将愁去。

这首词是写深闺女子暮春时节,怀人念远、寂寞惆怅的相思之情。用曲折顿挫的笔法,把执着的思念,表达得深刻细腻、生动传神。它的风格,在辛词中是别具一格的。沈谦的《填词杂说》曾说:“稼轩词以激扬奋厉为工;至‘宝钗分,桃叶渡’一曲,昵狎温柔,魂消意尽,词人伎俩,真不可测。”其实,既能慷慨纵横,又能昵狎温柔,既擅于豪放,也长于婉约,正是辛弃疾词作风格和题材多样化的大家风度的表现。只不过这首词作,感情表现得更为细腻罢了。

这是一首具有政治内涵的词作,乃词人假托一个女子叙说伤春和怀念亲人的苦愁,寄寓对祖国长期分裂的悲痛。《蓼园词选》云:“此必有所托,而借闺怨以抒其志乎!”

上片起头:“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浦。”写一对情人,在烟雾迷濛的杨柳岸边,情凄意切,不得不分钗赠别的情景。这向读者暗示:情人离别是痛苦的,那么祖国南北人民长久地分离,人为地隔断来往,不是更为痛苦吗?这是我国古代文学家常见的以香草美人作为感情渲泄寄托的一种艺术手法,辛弃疾也继承了这种艺术手法。

“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情人分手后,登楼远眺,怀念离人,已是使人不胜其感情负载了,更何况又总是十日有九日地遇到那风雨晦冥的时节呢?刮风下雨,虽能登楼而不能远望,这是使人痛楚的一个原因;风雨晦冥,大自然的阴冷更加深离人的凄苦情怀,这又是使人痛苦的一个因素。只此一句话,就有多层涵义,层层深入,对比映衬,令人不忍卒读!

“断肠片片飞红,都无人管,更谁唤、流莺声住。”落花不要飘零了吧,啼莺也不要叫唤了吧,但都无法摆脱心中那不绝如缕的忧愁,简直叫人断肠了!这是何等深沉曲折的笔触啊,“都无人”和“更谁唤”,加强了那种寂寞凄清、无处寻求知音的氛围。辛弃疾南归后,多年流徙不定,报国之志难酬,天涯万里,何处有知音?不正是这种感情吗?

下片,“鬓边觑。试把花卜归期,才簪又重数。”精心选择富有典型意义

的细节,把一个闺中少妇,盼望游子归程的复杂心理状态,活灵活现描绘了出来。她把头上的花钿取下来,一个花瓣,一个花瓣地细细数过。她相信自己心中的占卜:一个花瓣代表游子归程的一个日程。花瓣有数,相信游子归程也有定准,她心里因此得到了满足。但是,她数过后又戴上,戴上后又不放心,再次取下重数。这种反复的动作,曲折地表现了闺中少妇那复杂的感情。 “罗帐灯昏,哽咽梦中语:是他春带愁来,春归何处,却不解、带将愁去。”写她即使昏然入睡之后,还哽咽叨念,春天到来,把忧愁送来了;怎么春天离去,却不把忧愁给带走呢?这也就是说,季节变了,远方的游人啊,怎么还不回来呢?描写思念远人归来之情,真是无以复加了。把人物感情竟写得如此细腻而缠绵,如同沈谦所形容的,使人“魂销意尽”,艺术的魅力竟是那么强烈!(公保扎西李红)

字典词典生态学研究范畴生态学研究范畴【范文精选】生态学研究范畴【专家解析】这就是成长初中作文这就是成长初中作文【范文精选】这就是成长初中作文【专家解析】小学生自写诗小学生自写诗【范文精选】小学生自写诗【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