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其实有两条命_范文大全

人其实有两条命

【范文精选】人其实有两条命

【范文大全】人其实有两条命

【专家解析】人其实有两条命

【优秀范文】人其实有两条命

范文一:一条短信两条人命 投稿:韦才扎

2005年5月27日中午,在安徽省合肥市一五星级大酒店内发生了一起令人心悸的惊天悲剧:一位旅居美国的女华人,丢下正在美国念书的女儿,在残忍地杀死一位女大学生后,从29层高的楼顶纵身跳下,当场身亡。

  此案发生后,震惊了中国和美国外事部门。已经旅居美国的方芊芊和年仅20岁的女孩程雪相距万里,连面都没见过,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让她变得如此凶残?这背后隐藏着怎样曲折的故事?随着案件的告破,一个由手机短信引发的悲剧浮出了水面。

  

  一次出轨,给夫人留下把柄

  

  李永祥于1962年11月9日出生在安徽省砀山县。方芊芊与李永祥的妹妹是中学同学,经常到李永祥家里玩,一来二去和李永祥就熟悉了,知根知底加上情投意合,两个人自然而然地结合了,婚后感情一直不错。

  1988年9月29日,他们的大女儿李丽出生了。随着孩子的出世,方芊芊把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女儿身上,有时候不免会使李永祥受到冷落,两个人之间就有了摩擦。

  2000年李永祥辞职创办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后,每天回家都很晚,并和一个漂亮的女职员有了婚外情。最后,为了这个家庭,李永祥辞退了那女秘书,向方芊芊指天发毒誓,事情才算暂时平息下来。此事后,方芊芊变得疑神疑鬼的,她一天要无数次地拨打李永祥的手机和办公室电话,有时候李永祥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她不厌其烦地一打就是几十个,回去后还得骂上一番,而且动辄拿那个女秘书来和他说事。家让李永祥产生了恐惧的心理。

  2002年5月,李永祥以李丽应该接受良好的西方教育为由,动员方芊芊把女儿送到了美国读书,并让她去陪读。

  

  一个邂逅,给家庭留下阴影

  

  妻女出国后,李永祥在合肥与人合作开发房地产。

  2004年秋天,合肥高尔夫球场通过媒体公开招聘营销推广员、球童等岗位。月收入1000―5000元的待遇让正在找实习单位的合肥某大学学生程雪眼前一亮。应聘后,她被留在前台做接待员。

  李永祥和程雪是2004年11月的一个周末认识的。当时程雪搭乘来打高尔夫球的李永祥的车回市区。车到市区,李永祥直接把车子停在一家酒店门口,向程雪提议一块吃顿饭,程雪没有拒绝。酒桌上,李永祥的朋友们提议为李永祥和程雪相见恨晚举杯庆贺一番,被李永祥给制止了:人家还是学生呢,这种玩笑开不得。程雪虽然没说什么话,但心里感觉很温暖。

  这次的“搭车之缘”给双方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此后,李永祥开始对程雪动起了心思。商界混了这么多年,什么香的辣的没吃过?唯独像程雪这样漂亮单纯素质高又有文凭的女孩儿他没有“惹”过。他觉得要是能把这样的女孩子追到手,就是花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一条短信,散发逼人血腥

  

  今年5月17日下午,李永祥把程雪接到一个豪华酒店吃晚餐,还叫了几个朋友作陪。为了给两个人留下独处的空间,李永祥的几个朋友吃过饭就离开了。在送程雪回球场的路上,李永祥抓住程雪的手说:“我太太和女儿后天就从美国回来了。”李永祥想告诉程雪,太太回来后他们两个人就不能发短信了。

  5月19日,方芊芊回到了丈夫身边,当天就问他外面是不是有女人。李永祥指天发誓:“我要是在外面有女人就不得好死!”尽管得到了李永祥的誓言,方芊芊还是动不动就发无名火,说他在外面肯定有女人,并说自己通过私人侦探拍有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照片。23日夜里,两人为这事吵了一夜。

  5月24日上午,几乎一夜没合眼的李永祥刚到办公室就接到了程雪发来的手机短信:“在办公室吗?”李永祥赶紧回复:“在办公室,你起来啦?”“我在你楼下,可以上去看一下吗?”“你上来,我在11楼最里面。”李永祥巴不得赶紧见到程雪。

  “哈哈,上当了,第一次骗你就成功了!我今天在球场上班,后天想去你公司看看。”李永祥笑了:“你是个公认的好女孩,怎么骗人啊。”虽说被程雪给“耍”了,但这种“耍”让他觉得心里很舒坦。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下班回家前,李永祥把程雪发来的所有短信都给删除了,但百密一疏,发件箱里的短信却忘了删。

  李永祥回家后,方芊芊翻看丈夫手机,无意中发现了“你上来,我在11楼最里面”的手机短信,就指着丈夫的鼻子质问:“为什么你碗里不吃想着锅里,我在你身边你还天天和别人联系?”

  李永祥解释道:“你不要胡乱猜疑可好,人家还是个小姑娘呢,我准备让她到我的公司上班!”

  “好,既然你那么护着她,我自己去找这个女人算账!”说完,方芊芊拿了李永祥的手机,气呼呼地出门了。

  手机不在手里,李永祥心里不踏实,就赶紧给程雪打电话说家里出了点事,让程雪不要再发短信了,但碍于面子,没好意思说手机被夫人拿去了。

  

  一次约会,酿出惊天惨剧

  

  25日上午,李永祥上班后,方芊芊拿着他的手机来到市中心一个五星级酒店内,模仿丈夫的语气给程雪发手机短信,说是有事需要面谈,约程雪中午12点在酒店见面。程雪回信说下午两点以后才能下班,问“李永祥”到他公司上班需要带什么,方芊芊迫不及待地回答:“下午3点见面可以吗?不需要带什么。”程雪答复第二天短信联系。

  26日中午,程雪给“李永祥”发短信,问他在干什么,直到4个小时后才收到回复:“什么事情?”程雪心里很凉,李永祥不是说好让她到他的房地产公司上班的吗,怎么问起“什么事情”来了?自尊心很强的她告诉对方:“我知道了,没事了!谢谢你的推荐,以后没事不会打扰你了!”

  沉默了几分钟后,程雪的手机上又出现一条短信:“我老婆知道了。”

  程雪很惊讶:“为什么?怎么会?”

  对方回复:“我想和你见面。”

  还有什么好见的呢?程雪说:“我不能再错下去了,你应该把握好拥有的幸福。”

  “李永祥”坚持:“明天上午10点我在酒店等你。”

  10分钟过去了,程雪没有回话;20分钟过去了,程雪还是没有回话。方芊芊又连着发了两条信息:“答应我吧。”“拜托,我们总要见个面吧?”

  程雪不忍心了,答应了“李永祥”的见面要求。

  晚上,方芊芊把8个月大的小女儿抱在怀里亲了又亲,泪水不住地滚落着。心中忐忑的李永祥就劝太太想开点,没想到方芊芊一改往日的火暴脾气,拉着丈夫的手说:“没事,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在外面有一两个女人没关系。”这天夜里,两口子度过了团圆一周来第一个没有争吵的夜晚。

  27日早上,李永祥要上班了,方芊芊破天荒地微笑着把丈夫送到楼下。“我的联系号码都在手机里面,联系人很不方便,你把手机还给我。”上车前,李永祥向方芊芊要手机,但被方芊芊拒绝了。

  上午9时41分,方芊芊来到古井大酒店,给程雪发出短信:“我在1303房间。”程雪不明白李总工作那么忙,怎么能腾出时间在酒店等自己,就在短信里问“还需要过去吗?你上午不用上班吗?”方芊芊的回复只有4个字:“来了再说。”10时26分,程雪来了。

  一手拿着刀一手抓着八角锤子在房内焦急等待的方芊芊,此时血管里流淌的全是仇恨。程雪刚刚踏进房间,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右肝部、左腹部、胸部就被连着捅了十几刀,痛苦地倒在了血泊中。看着“情敌”身上不断涌出的鲜血,方芊芊把刀子摔在地上,紧握八角锤子,向倒在地毯上的程雪的头部狠狠砸下去,砸下去,墙壁上、床单上、地板上溅满了“情敌”的鲜血和脑浆,这个把爱情和家庭当作她生命全部的女人,在用毁灭的方式报复着背叛她的男人……

  11时05分,杀死程雪后的方芊芊离开房间,乘电梯来到29层高的楼顶。

  方芊芊把电话打给了宿州的姐姐,电话里她哭得很伤心,她说“我一个人在美国带孩子这么辛苦,他却花天酒地玩女人,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接着,她又把电话打给李永祥的妹妹,让她照顾好自己可怜的小女儿;给美国的亲属、自己的母亲和合肥市公安局值班室打电话哭诉丈夫对自己的背叛,说刚刚在古井酒店13层把老公的情人杀了,自己也不想活了。

  整个上午,李永祥都是心神不宁的。中午回家后,听保姆说方芊芊一直没回来,就开始给她打电话,但打了半个多小时,不是被挂断就是占线,他开始冒汗了。将近下午1点时,家里的电话响了,方芊芊在电话里就说了一句话:“小孩已经安排好了,你到酒店来收尸吧!”没等李永祥开口,电话就挂断了,他就一个劲地拨打,5分钟后,一个男的在电话里通知他赶紧到派出所。

  5月27日下午1时许,警方接到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通过从方芊芊身上提取的血迹进行DNA鉴定,以及对方芊芊的丈夫李永祥、周围群众、酒店工作人员的访问,案情真相大白。

  两个可怜的女子以非正常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她们都是受害者。方芊芊受害在对爱情的执著上,但这种执著却太过偏执。夫妻相处应该绝对忠诚,这当然无可厚非,但夫妻相处也要讲究技巧,不得要领而只会怨天尤人,甚至连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结果必然以悲剧落幕;由于猜疑而走向极端,更为社会、法律所不容。

范文二:两条人命多少钱? 投稿:唐邠邡

读者诸君一定会说:生命无价。可偏偏有人为了讨要三百元工资不惜拔刀。而且这杀人的竟然是一位大学毕业刚工作半年的老师。欲知详情,请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李如老师星期五下午从乡下学校搭最后一班车赶到县城,去和女朋友丽琼共度周末。爱情的美酒使他们激情膨湃。夜半时分,丽琼说:“我辞职了,那姓洪的女人太嚣张,太刚愎自用。她处处找茬,让我忍无可忍。”李如说:“不是劝你忍耐吗?幼师本来就极需耐心的。”“可忍耐是有限度的!”丽琼越说越激动:“我辞了职,她竟不给工资,你明天去给我要回来!”李如劝:“不就三百元钱吗?就当得了回感冒或者遇了个扒手吧。”“什么?我忍气吞声辛辛苦苦一个月就白干了?这不是三百元钱的事!这分明是仗势欺人!没想到你这么软弱,还信誓旦旦要为我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哼!”这是他们相亲相爱以来丽琼第一次发脾气。

  他们是在暑假相识相爱的。当时,县城宏图电脑培训学校聘请在乡下中学教电脑的李如来当老师。在这里,他认识了幼教专业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的黄丽琼。丽琼娇美动人,让李如一见倾心。而丽琼也很欣赏李如丰富的电脑理论知识和高超的电脑操作技巧,两人以比网速还快的速度同居在一起。完成从男孩到男人飞跃后,李如发现丽琼也是刚刚从女孩变成女人。李如很感动。现在流行一句戏言:要找处女上幼儿园。言下之意是千金易得处女难寻。丽琼说:“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我今生唯一的男人,你要对我负责。”李如发誓:“老天在上,李如此生将为丽琼而生而死。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如有违此誓,天诛地灭!”想起自己的誓言,李如忙说:“好好,我明天就为你去要回工资,保证马到成功。”两人又拥抱在一起。

  第二天,李如单刀赴会来到红美丽幼儿园,找到洪美丽园长。这是他们第二次打交道。第一次是为丽琼找工作。那时暑假将尽,李如将回到乡下学校上课。他动员丽琼和他一起回去,一来学校里幼教部缺幼师,二来可以朝夕相处。但丽琼嫌乡下太土气太寂寞,不愿回去。李如于是陪着丽琼奔波了好几天,找到了红美丽幼儿园。洪美丽生于县城长于县城,二十三岁就自办了幼儿园。此女伶牙利嘴,精明强干。她见有人求职,就干脆利落地说:“可以留下。三个月试用期。试用期内每月三百元。干就干不干就走人!”李如说:“那就立份合同吧。”洪美丽不屑一顾地说:“等试用期过后再说。不过在我的手下,绝对要听我的!”李如当时就觉得此女太霸道。

  李如彬彬有礼地说明来意,没想到洪美丽张嘴就是刺:“堂堂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为这区区三百元钱低声下气,实在可怜!你是想抢钱还是要讨钱?”李如气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好久才迸出一句话来:“这三百元是人家劳动所得!”洪美丽倒打一耙:“可她是自动离职的。打乱了我的工作计划。我还没找她算账啦!你们以为我这里是公厕?”两个人由说到吵,闹了个不欢而散。

  出了幼儿园,李如找到县劳动仲裁委员会。工作人员听了情况后轻描淡写地说:“你们既没有劳动合同,又只有三百元钱,鸡毛蒜皮的事叫我们怎么去管?自己去搞定吧。搞不定也算了吧。”

  李如回到丽琼身边,再次劝说:“算了吧,不就三百元吗?”丽琼大发脾气:“你怎么这么没用?她这是明摆着欺负我们!”李如只好答应下个周末去要。

  又一个周末到了,李如再次找到洪美丽。洪美丽恶声恶气骂道:“你真是个叫花子!如果你残手跛脚,我给你五百元救济。可你没残,我一分也不给!你还不如去当鸭子。”李如给气得张口结舌。吵了一会儿没结果,李如回来了。在路上,李如想老是这样也不行,总得想个办法了结此事,可洪美丽那里是要不回工资的,丽琼又不依不饶。得了,自己掏三百吧。于是,李如自己掏了三百元,哄丽琼说工资要回来了。

  李如又在县城某超市为丽琼找了份工作。他仍然每到周末就赶赴县城和丽琼共沐爱情雨露。工资风波风平浪止,一对意气风发的未婚夫妻开始憧憬美好的未来。可意外偏偏发生了。

  那个周三下午,李如老师接到丽琼的电话。丽琼在电话里大声质问:“那三百元工资到底要回来没有?”李如答:“不是早给你了吗?”李琼大发雷霆:“骗子!懦夫!你快过来!不然我们就吹!”李如说:“等周末吧,我明天还有课。”“好好!等周末你来为我收尸吧!”李如没法,只得请了假匆匆赶到县城。

  一见面,丽琼就大哭大闹。李如吼了句:“到底怎么了?”“怎么了?你自己清楚!”左问右哄,李如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洪美丽到某超市购物。两个女人又见面了。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了二去,两人就吵起来了。丽琼说:“你狠!狠就扣着我的工资别给啊!”洪美丽冷哼一声:“给你工资?下辈子吧!一定是你那个没出息的给人家富婆当鸭子,得了三百元拿回去哄你呢!一对傻B!”

  星期四,李如怒发冲冠去到红美丽幼儿园。他恨恨地瞪着洪美丽吼道:“我息事宁人把事情平息了,你又把事情挑起来!现在三百元工资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洪美丽尖叫:“你给我滚!不然我报警了!”两人又一次大吵起来。幸亏有几个幼师又拉又劝劝开了。李如往外走,洪美丽高声威胁:“下次你再来,我喊人踩死你!”

  自然,李如又被丽琼训斥了一夜。窝了一肚子火的李如星期五下午又找到洪美丽。这时的幼儿园静静的,孩子们已经回家,幼师们也逛街去了。为防备洪美丽喊人来打架,李如特地揣了一把水果刀。三句话不对头,两人又大吵起来。洪美丽掏出手机要打电话。李如一把夺过摔在地上。洪美丽猛扑上来又撕又咬。两人打斗起来。撕打中,李如身上的水果刀掉落在地。洪美丽一边叫喊:“杀人了,救命啊!”一边去抢地上的刀。李如抢先抓刀在手,一刀扎了下去。洪美丽还在拼命挣扎叫喊。李如失去了理智,一刀接一刀猛扎。直到洪美丽一动不动了才罢休。事后经法医鉴定:洪美丽身上被扎了十一刀。

  李如清除了身上的血迹后打的回到乡下的家。父母问:“今天怎么有空回来?”李如说:“想回来看看您们。”但父母从李如的神色中看出了不对劲。就一个劲地追问。李如埋头痛哭起来:“我杀了人,我杀了人!我怎么办啊?”这个消息对于年迈的父母来说无异于晴空霹雳。母亲当即昏死过去。父亲一边救护老伴一边说:“只有去自首了。”

  李如忙着给远在北京、深圳等地当教授、讲师的姐夫们打电话。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他们都说:“去自首吧,这是唯一的出路。”只有一个开车的朋友听了对话后劝他快走!走得越远越好。李如绝望地说:“我能走到哪里去呢?”最后,李如想起给丽琼打电话,丽琼一听说他把洪美丽杀了,“啊!”地尖叫了一声。然后说:“这不关我的事。”就关了机。李如自首后,公安人员去找黄丽琼调查时,出租屋里已经人去楼空。找到超市老板一问,说她已不辞而别了。

  星期日,李如在父亲的陪同下投案自首。而这一天本应是他和女朋友共游爱河的好时光。(文中“李如、红美丽、黄丽琼”均为化名)

范文三:唐诗一首,人命两条 投稿:潘殎殏

◎丁启阵

唐 ,

一,

首,。

子命 历 务

惨遭 遇绿珠其人不但美艳绝伦 且 而擅吹

。长

,在 我国两 三 千 年 诗的歌 史 上 朝唐 称巅峰

时堪期名 家 出 佳辈作 如林 味唐品诗 有 徜如

徉,

笛 在子当 时 流 社 上交圈 中那 是 人 人 爱 见女的

,, 。

在美 不 收胜的 水之 间 繁花 山似锦的 花园之中 ,

王伦专 权时其党羽 秀 觊孙绿觎美珠

,色,

疑是

种莫

大的精 神 享 受 实而 际 上 好美 的

点 , 向名石崇 取索心

被石 崇绝拒了 孙 秀怀 在

诗背唐后也有 许多人的不如间

意,

于 是

织石 罗罪崇

,名

怂恿 赵王 伦 其将

, 。杀

首 两 个 深诗情 相 爱 的女

男,,

一,

殉个

珠 绿得知 石 崇被捕 跳楼 杀 以自表 贞 洁

情自

被个 权贵杀害 胜悲不惨这 是乔就,

石崇 珠绿 的 事 故历代 人 吟咏诗 辍不唐

,,

绿 知

之 的 《 怨珠 ( 》 有 也叫《 珠篇 》 全 诗 下如绿 ) 石

家金 谷 重

少不名 有的诗都人在诗里借用 这过个 事

故,

新 明珠声十 买 斛婷

,娉

般 诗

人 吟 这 咏 故个事 多 是寄 托 知 遇 难 求 颜红

殒 之易 类 的 感慨 而 已 而乔 之 知的

。这

一此

日 可怜 君自 许 家君闺 阁 曾难

不,

可 时得人 情喜

首诗。却

,,

常将 歌 舞

借 人看

矜骄 势横力 相干

劳徒 掩 袂 铅 伤

一粉

不这是 样面表 讲上的也是 石崇 绿 的故珠事

,、

意 气

豪雄 分理

非眼里 心

里 流 的却是 自己 的 血 泪 !和

君去 君 不 忍终

百年 离 在 别楼

高,

刘 悚 唐( 隋(唐 嘉 话 )) 张 鹭 ( 《野 佥 载 》孟 朝

綮 、

、,

颜 君为 尽、

《事诗 ) )宋 计 有 功 ( 《 纪 诗事 》 文献 都 有 如 下 本唐等

然显这 是,

首借 一西 晋石 崇绿珠故 寄托事

载记

诗 :人自家 情思 的 作品

,武 则

天 时 官拜 补阙 掌 管 ( 讽诔言 论 的) 乔知之 有

晋 西 石崇这 位 靠 在 担 荆 卅任l刺 史 期 劫 间掠

r 名鬟 碧 玉 碧叫玉 不但 貌相 众出

、,

往 过客商物财为 富豪成的朝廷 官高

皇跟王亲

擅 长歌舞,

会 诗写文作。

乔知之跟 她情两

恺 司 马( 昭小 子 舅 斗富)的事故 众周知 跟斗所富故 事 差 不 同样多 有名的 是 他 跟 宠 绿 妾 珠 悲

悦时常 会 幽碧 因玉 也此 不 人 就嫁

。,,

直待

乔 家 丫做 乔 家 鬟 美有貌 婢 这 女事被 武 则 天的

侄子 武承 嗣

知 后道 武承

嗣假装暂碧玉借 去

他,

上府 教其 姬妾梳 打扮 妆 碧玉到 他府上 之 后 他。

就扣押住不让,她 乔家回 据 为己 有迫于武承 嗣,

权势 乔 知 之 可 奈何无 便写 了这 , ,

(首《 珠 绿

怨》

悄悄地 托 传人送给碧

,玉,

玉显 然也 是

,深

乔知 之 的读 到 这后 流泪诗 不 止开 始绝食三

天之

,后

井而死

投。

体被打 捞出 后来

承在嗣碧玉 裙带 上现 发了 知乔 之写 她 的给那首

诗 顿 时怒 从 心头起 恶 胆 向边

, 生

,,

立即 吩咐手。

下 刀吏笔 罗织乔 知 罪之 名立 调查

案,

,,

快 很

,就

南城 砍 了 知之 的脑乔 袋并抄 了乔 家

没财

产切

段情

,首 诗 惹 出

这 么大 的祸 害 以足

令 ,

人 扼 腕 叹息 感 系 慨 ! 巷睁

编 辑/惜

【 里行 l间字

墨记

载粮的数 钱字

朱元 璋为防 范 贪 官利 用空 白账 册 做 假账 就 实 施 了些 之行有 效 的措 施 比如 把 二 三 四五 六 七八九 十百 千 改为 壹 贰 叁 肆 伍 柒陆 捌玖 拾佰 仟 就其是

一,

“”

范文四:一个烟蒂两条人命三家伤心 投稿:唐詠詡

“我再也不吸烟了!”“没想到随意丢的一个烟蒂竟然害了两条人命!”“我好后悔!”4月8日,在浙江省奉化市看守所内,福建人黄某抱着头神情黯然。因为吸烟后将未掐灭的烟蒂随手一扔引起失火而造成两人丧命,黄某被移送奉化市人民检察院依法起诉。

  事情还要从上月12日说起,当时已过22时30分,黄某开在奉化市溪口镇桃源路上的水饺店依旧人流不断。由于连日来生意繁忙,黄某觉得十分疲惫,他点起一支烟走进后面的卧室准备休息一下。刚在床上坐下,就听见妻子招呼他去同乡那里借点水饺,当天包的水饺不够次日早上卖。黄某随手将抽了一半的香烟往床头边一扔,掩上门就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一场悲剧正悄悄拉开帷幕……

  在老乡那里借了水饺回来时,已近23时30分,当他快到店门口时突然发现房间的门缝里正冒出浓浓的黑烟,夫妻俩急忙跑进去一看,房间里竟然着火了,两口子一边叫店里客人帮忙报警,一面端起脸盆盛水灭火,但火还是越烧越大。

  溪口消防中队官兵接警赶到现场时,一楼后侧火势燃烧正处于猛烈阶段,而且惟一可上下的楼梯也被大火封锁。现场群众反映楼上有人,消防官兵立即出一支水枪控制火势,同时架设九米拉梯上二楼救人。仔细搜索,没有发现二楼有人被困;上三楼搜索,在三楼南侧房间发现一人躺在床上,一人俯卧在旁边,消防官兵立即将两人救离火场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诊断为烟气窒息性死亡。

  黄某告诉笔者,他烟龄已有25年,平时从来都没有习惯将烟蒂掐灭再丢弃,以前最多也只是烧破上衣、裤子,没想到这次竟然闯了这么大的祸。他说,如今他一看到烟就后怕,再也不敢抽烟了,也希望他人不要重蹈他的覆辙。

  黄某卧床吸烟,随手扔下的未掐灭烟蒂引燃可燃物,导致房东葛某、保姆单某两人死亡,直接财产损失6万余元,已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15条第2款,涉嫌失火罪,于3月14日被奉化市公安局刑事拘留。3月25日经奉化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逮捕,4月8日被依法起诉。

范文五:两条人命换来“半夏”名 投稿:谢厮厯

作者:杨晓威

河南科技报 2003年11期

  很久以前,皖南有个姓吴的樵夫。一日,他卖完柴返回家中,饥饿难忍,捧起饭碗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谁知一碗没吃完,便口吐白沫倒地而亡。樵夫的妻子吴氏见状,放声大哭。

  邻居们闻讯赶来,对于樵夫的死因,议论纷纷,颇多猜疑。地保大声说:"早上我还见樵夫去卖柴,怎么这会儿就死了,分明是这个淫妇有了奸情,狠心投毒!"众人觉得地保说的话有道理,立即将吴氏扭送县衙。

  何知县见吴氏长得漂亮,心想:这女人有几分姿色,自然不甘做樵夫之妻,看来是通奸杀夫无疑!于是一拍惊堂木,喝令其招供,吴氏大喊冤枉。知县大怒,吩咐用刑。如狼似虎的衙役,把吴氏打得死去活来,终于屈打成招,押入死囚牢中。案子呈到府里,王知府觉得案中疑点很多。那吴氏既是通奸杀夫,奸夫是谁?又为何夫妻感情融洽?莫不是另有原因?想到这里,王知府决定重审此案。

  经过他仔细审问,才知道原来吴氏家境贫寒,那天下饭的菜是13岁的女儿挖来的"野小蒜"。于是,王知府要小孩又挖来一篮,却发现是一种比野小蒜叶子稍宽、根茎略大的野草。接着,王知府叫吴氏烹调后让一个犯了死罪的囚徒吃下。果然,那犯人吃下后很快就口吐白沫,满地乱滚,不一会儿也死掉了。

  至此,案情真相大白,吴氏无罪释放。为了让人们记住这一惨重教训,王知府根据这种野草的生长季节,将它取名为"半夏"。后来有人发现将半夏加入生姜炮制后,倒是一味功效显著的中药。

  联系电话:0371-5724565

范文六:爱心加责任心等于两条人命 投稿:毛奧奨

爱心加责任心等于两条人命

有的时候,家长怕接老师电话,有的家长说,一接老师电话就是告状,一看老师电话心就惊。而4月15日早,七台河市第三小学的张微微老师的例行电话询问却救了两条人命。

呼宇航,家住欣源小区,4月15日早上,呼宇航和爷爷因室内取暖没有完全燃烧的蜂窝煤造成了一氧化碳中毒,危在旦时,张老师发现呼同学没能及时到校也没有任何原因请假,于是急切联系到呼妈妈,呼妈妈赶紧收拾豆腐摊奔回家中,一开门呼妈妈吓软了腿: 摸不到呼吸的呼爷爷倒在床边,全身湿透的呼宇航倒在卫生间。呼啸的120将祖孙送到了医院,今天早上传来喜讯,经过一天的抢救,目前二人脱离了危险。急诊室的大夫擦着汗说,如果再晚发现半小时,后果将不堪设想。

七台河市第三小学的张微微老师是一名年轻认真负责的班主任,几年来,她常常为孩子买午饭,持之以恒救助困难学生。市三小学自从要求教师课前查员问询制度以来,她更是每天坚持查员,坚持问询,曾经有过不理解家长的冷言冷语,但今天这个电话却获得了两人的安然无恙,张老师笑着说:“这是最有惊无险恶喜出望外的电话!”

爱心加责任换来两条安然无恙的生命;爱心加责任看到正能量的不断提升;爱心加责任心迎来和谐校园满园春。

范文七:两条相依为命的河 投稿:石楒楓

他们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命运让他们从娘胎时就紧紧拥抱在一起,即便生病。

  1994年,年仅4岁的弟弟不小心摔了一跤,右膝盖疼痛难忍,跑了多家医院后,被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医生建议截肢,爸爸不忍心,最后只同意切除孩子右膝盖里的骨膜。从此,弟弟的右腿再也不能回弯。幸运的是,在茫茫的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草原上,他还有哥哥的陪伴。

  8岁时,哥哥也遭遇了同样的病痛。左膝盖肿大,犯病时走路腿麻,但靠吃药控制病情并不妨碍生活,而弟弟此时却彻底丧失了行走能力。那时他们刚上小学,因为给他们看病,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见肘。

  尽管如此,家里人并没有耽误兄弟俩的学业,可没多久,弟弟就因为身体原因而辍学。这是兄弟俩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分开。每天哥哥上学时,弟弟总会目送很远;哥哥放学时,他又早早坐在门口等待。无论刮风下雨,他一直坚持着迎来送往的习惯。哥哥每每出门,都有一种负罪感,他能从弟弟的眼神中看到想上学的渴望。

  没多久,因为经济原因,哥哥也不得不退学。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他没有半点儿悲伤,一到家就对弟弟说:“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了。”

  后来,当哥哥又有机会重回学校时,他对爸爸妈妈说:“如果上,就让弟弟一起上,不然我也不上。”爸妈同意了他的要求,可贫困让兄弟俩的学业时断时续,直到小学五年级。

  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学习都很努力。升入中学后,因为离家很远,父母担心弟弟的身体,打起了退堂鼓,哥哥站出来说:“我现在长大了,可以背弟弟上学。”

  一句承诺,延续了他们漫长的求学之旅。每天早上,哥哥要很早起床,帮弟弟打水洗漱、买早饭,然后背着弟弟一起上课、一起上厕所,放学后再把弟弟背回宿舍。整整6年,哥哥一直这样坚持着。最终,哥哥变黑变瘦了,弟弟却变白变胖了。

  2009年,哥儿俩一起参加高考。分数出来,哥哥过了二本分数线,弟弟却差20分没上线。倔强的弟弟坚持让哥哥先去上大学,平时总让着弟弟的哥哥一反常态,很坚决地说:“我复读一年,和你考同一所学校。”家人劝哥哥:“万一复读一年考得不如今年呢?”哥哥说:“我考不上本科不要紧,如果弟弟考上了,我宁愿上他学校的专科,前提是,我必须和他一个学校,要不然谁照顾他?”

  第二年,哥儿俩不负众望,一同考入内蒙古农业大学,一个读能源与交通工程专业,一个读计算机与信息工程专业。因为在不同的教室上课,哥哥每天都要先把弟弟送到教室,然后再跑去自己的教室。校园很大,楼层也高,每天哥哥都在不断挑战自己的身体极限。

  因为哥哥的腿也不太好,有时同学想替他分担一下,但他不想麻烦别人,只心存感激地说:“谢谢你们的好意,和我弟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知道他的需求,照顾他更方便。”

  有一次去食堂吃饭,上台阶时,哥哥突然腿部发麻,弟弟一下子就从背上掉了下来。哥哥不顾腿痛,奋力去扶。弟弟没有摔着,哥哥却重重摔了一个大跟头。为此,弟弟既心疼又生气,因为哥哥太不爱惜自己了。

  如今,22岁的哥哥已经有了女朋友。两人交往前,哥哥说:“虽然我很喜欢你,但不得不告诉你,我不能像其他的男孩儿一样每天接送你上下课,也不能每天陪你吃饭,因为我还有弟弟,我至少要照顾他到大学毕业,等他碰到可以照顾他的人为止。”心地善良的女友爽快地答应了。为此,弟弟很内疚,觉得自己拖累了哥哥。

  弟弟也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但因为自身条件不得不放弃。他说:“我还不够强大,虽然有追求别人的资格,但很怕给别人带来麻烦。等哪天我真正站起来了,会主动出击,因为我是男人,男人就应该主动追求自己的爱情。”或者正是因为有了哥哥的陪护和家人的关爱,他才活得如此阳光。

  这个暑假,马上读大三的弟弟在北京接受了手术治疗,目前已经能走路了。而站在他身边的哥哥依然时不时地伸出手去,在他看来,弟弟永远是弟弟,手足之情会一辈子延续下去。

  让我们一起记住这对兄弟的名字:哥哥庄宏泉,弟弟庄汇泉。就如他们的名字一样,他们是相依为命的两条河流,因为要一起奔向大海,所以会相扶相携跨越千山万水。

  (摘自作者的博客)

范文八:两条相依为命的河 投稿:卢擻擼

他们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命运让他们从娘胎时就紧紧拥抱在一起,即使生病。

  1994年,年仅4岁的弟弟不小心摔了一跤,右膝盖疼痛难忍,跑了多家医院后,被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医生建议截肢,爸爸不忍心,最后只同意切除孩子右膝盖里的骨膜。从此,弟弟的右腿再也不能回弯。幸运的是,在茫茫的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草原上,他还有哥哥的陪伴。

  8岁时,哥哥也遭遇了同样的病痛。左膝盖肿大、犯病时走路腿麻,但靠吃药控制病情并不妨碍生活,而弟弟此时却彻底丧失了行走能力。那时的他们刚上小学,因为给他们看病,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见肘。

  尽管如此,家里人并没有耽误兄弟俩的学业,可没多久,弟弟就因为身体的原因而辍学。这是兄弟俩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分开。每天哥哥上学时,弟弟总会目送很远;哥哥放学时,他又早早坐在门口等待。无论刮风下雨,他一直坚持着迎来送往的习惯。哥哥每每出门,都有一种负罪感,他能从弟弟的眼神中看到想上学的渴望。

  没多久,因为经济原因,哥哥也不得不退学。从学校回家的路上,他没有半点儿悲伤,一到家对弟弟说:“以后我可以天天陪你了。”

  后来,当哥哥又有机会重回学校时,他对爸爸妈妈说:“如果上,就让弟弟一起上,不然我也不上。”爸妈同意了他的要求,可贫困让兄弟俩的学业时断时续,直到小学五年级。

  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学习都很努力。升入中学后,因为离家很远,父母担心弟弟的身体,打起了退堂鼓,哥哥站出来说:“我现在长大了,可以背弟弟上学。”

  一句承诺,延续了他们漫长的求学之旅。每天早上,哥哥要很早起来,帮弟弟打水洗漱、买早饭,然后背着弟弟一起上课、一起上厕所,放学后再把弟弟背回宿舍。整整6年,哥哥一直这样坚持着。最终,哥哥变黑变瘦了,弟弟却变白变胖了。

  2009年,哥儿俩一起参加高考。分数出来,哥哥过了二本分数线,而弟弟却差了20分没上线。倔强的弟弟坚持让哥哥先去上大学,平时总让着弟弟的哥哥一反常态,很坚决地说:“我复读一年,和你考同一所学校。”家人劝哥哥:“万一复读一年考得不如今年呢?”哥哥说:“我考不上本科不要紧,如果弟弟考上了,我宁愿上他学校的专科,前提是,我必须和他一个学校,要不然谁照顾他?”

  第二年,哥儿俩不负众望,一同考入内蒙古农业大学,一个读能源与交通工程专业,一个读计算机与信息工程专业。因为在不同的教室上课,哥哥每天都要先把弟弟送到教室,然后再跑去自己的教室。校园很大,楼层也高,哥哥每天都在不断挑战自己的身体极限。

  因为哥哥的腿也不太好,有时同学想替他分担一下,但他不想麻烦别人,只心存感激地说:“感谢你们的好意,和我弟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知道他的需求,照顾他更方便。”

  有一次去食堂吃饭,上台阶时,哥哥突然腿部发麻,弟弟一下子就从背上摔了下来,哥哥不顾腿痛,奋力去扶。弟弟没有摔着,哥哥却重重摔了一个大跟头。为此,弟弟既心疼又生气,因为哥哥太不爱惜自己了。

  如今,22岁的哥哥已经有了女朋友。两人交往前,哥哥说:“虽然我很喜欢你,但不能不告诉你,我不能像其他的男孩儿一样每天接送你上下课,也不能每天陪你吃饭,因为我还有弟弟,我至少要照顾他到大学毕业,等他碰到可以照顾他的人为止。”心地善良的女友爽快地答应了。为此,弟弟很内疚,觉得自己拖累了哥哥。

  弟弟也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但因为自身条件不得不放弃,他说:“我还不够强大,虽然有追求别人的资格,但很怕给别人带来麻烦。等哪天我真正站起来了,会主动出击,因为我是男人,男人就应该主动追求自己的爱情。”正是因为有了哥哥的陪护和家人的关爱,他才活得如此阳光。

  这个暑假,马上读大三的弟弟在北京接受了手术治疗,目前已经能走路了。而站在他身边的哥哥依然时不时地伸出手去,在他看来,弟弟永远是弟弟,手足之情会一辈子延续下去。

  让我们一起记住这对兄弟的名字:哥哥庄宏泉,弟弟庄汇泉。就如他们的名字一样,他们是相依为命的两条河流,因为要一起奔向大海,所以相扶相携跨越千山万水。

  (李奕推荐)

范文九:一句话两条命 投稿:赖挲挳

案发姚家湾

  

  2006年4月1日,河南省淅川县大石桥乡姚家湾村的村民迎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早上7点左右,村民赵红义去姚胜国家借梯子。他边敲着院门边喊:“到现在还不起床?太阳晒着屁股了。”时常都早早起床开门的姚胜国夫妇此时没有一丝回音。

  “平时这时候都起床了,今儿是咋回事?”赵红义边说边跑到姚胜国临街的卧室窗子前,这时一股浓烈的焦糊味直冲赵红义鼻孔:“不好,出事了!”

  “快来人呀!胜国家出事儿了。”赵红义大喊。

  纷纷赶到的街坊邻居,跳过围墙后看到的一幕让他们恐惧得毛骨悚然。48岁的姚胜国被杀死在院子里,浑身多处刀伤,裤子被脱,生殖器被割。43岁的妻子董焕香被刺数刀死在床上,伴着慢慢浸染的被褥,左侧肢体已被烧成灰。从月牙门到院子里到处都是血。一只被血染红的手套,扔在庭院中间。

  接到报警,淅川县警方抽调全县百余名民警组成专案组赶赴现场。办案民警了解到:姚胜国前几年是乡里储金会的站长,他为人比较豪爽,家境还算殷实。这几年也为村里做了不少好事,修路增设农田水利设备等等。邻里乡亲的只要有困难,姚胜国都会有求必应,借钱送东西从不在话下。但是,姚胜国还有一个大多数人都知道的爱好,喜欢勾引有姿色的女人。结合现场难道这是一起因情而争风吃醋引起的情杀?

  根据现场凝固情况和尸体被焚烧的速度,专案组确定:作案时间应在晚上11点到凌晨2点之间。凶手身高1.74米左右,胆大凶残,估计是熟人作案或尾随受害人入室作案。由此,专案组对以姚家湾为中心辐射周围的各个乡、村、镇广泛走访、排查。同时,当地电视台也发出警讯,发动、鼓励群众提供线索。

  

  拘捕嫌疑人

  

  杀人现场遗留有同死者不一血型的血迹,“凶犯肯定有一部位受伤,手部受伤的可能性更大”。根据现场提取的鞋印,侦察员走遍淅川县的大小鞋店终于找到与现场提取的鞋印相吻合的鞋时,根据鞋价分析凶手不大可能是当地农民。“凶犯很可能是一个生意人或在外地打工的”,深更半夜能喊开被害者门“凶犯同被害者一定很熟悉。”死者所在地相邻湖北省,“不排除这是一起跨省作案。”

  4月2日,有一位看病的群众反映:“4月1日凌晨1点左右在距姚胜国家约一公里的地方停着一辆挂湖北车牌的深色的小型工具车,看病回来的时候车又不见了。”了解到这些情况,专案组立即派人前去调查这辆车的具体情况。专案组了解到,有40多个女人与死者姚胜国关系暧昧,走访排查和正面接触后20多个女人承认与姚胜国有过性关系。但又一一被排除作案的可能性。这时候一条重要的线索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有人发现在湖北省十堰市打工的刘秀山左手受伤了,而且最近两天他没去干活,没人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警方了解到刘秀山本人情况和体貌特征均与分析中的案犯特征吻合,迅速派人对刘秀山进行秘密监控。当天下午第一个由案发地大石桥乡派出所孙指导员带队的专案小组赶到十堰市。同死者一条街的刘秀山家距派出所不足200米,他同派出所的每个干警都很熟悉。可是当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时,一刹那的惊恐慌乱后他彻底装起了糊涂。侦察员顺利地获得了他的一枚指纹,当侦察员正想取得他掌纹时,他死死地把手握了起来。

  凶手在姚胜国家连杀两人,并把一具尸体放到床上焚烧,不慌不忙地割掉死者的生殖器,完成这一切后卸下被鲜血染红的手套,又不慌不忙的离开了杀人现场,离开现场时为了不使人们很快发现凶案,走出姚胜国家大门时处心积虑的又把大门关上,伸出犯罪的手把栅栏大门重新反锁。因此疏于遗漏,铁锁上留下了自己一枚带血的指纹。

  当技术员的认定结果证实刘秀山的指纹和在现场提取的指纹相吻合时,他没有狡辩,但对他所做的犯罪事实却闭口不言。专案组把他转到淅川县一所条件好的医院院后连夜突审。刘秀山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睁眼不说话,对民警的询问置之不理,而后双眼圆瞪着装疯卖傻,有时胡言乱语,吃喝拉撒都不下床,常常把病房里搞得脏乱不堪。淅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朱少林说:“那几天可把人累死了,对待这个罪犯简至比伺候自己的亲爹还要费心!”

  “秀山,你有啥冤屈你说说,咱为啥要走这条路?你就不为家里的老婆孩子想想?”刘秀山装疯卖傻6天后终于开口,在大量确凿的证据面前,他交待了报复杀人的犯罪事实。

  

  案情回放

  

  今年42岁的刘秀山,家里有一个漂亮贤慧能干的妻子,18岁的女儿已辍学打工,儿子正在上高一。他本人有一手爆破的好技术,会开车,经常被高薪请去做师傅。粗枝大叶的刘秀山认为不管到什么时候家都是他的,有个女人为他守住家就够了。因此,在外打工的时间里很少回家。刘秀山与姚胜国的私交不错,两个人几乎无话不谈,姚胜国每把哪个女人搞到手后,就会在刘秀山面前炫耀一番,因此,刘秀山对姚胜国的所做所为慢慢由艳羡变成了妒恨。

  2006年春节前刘秀山回到姚家湾过年,姚胜国常喊他喝酒打牌。一次刘秀山和姚胜国及姚胜国本家的一个弟兄一起“斗地主”,刘秀山输了7千多元,输了钱的刘秀山看他两个人露出的得意笑容,心里便疑惑他俩是不是合伙捣鬼赢他的钱。心里越琢磨这种疑惑就越真实。想到他们把自己当作冤大头,就气愤地把牌往桌上一摔说:“不干了,你俩在一块挤我,兴不兴呀!这次打牌赢的钱都不算。”

  “你说这等于没说,谁挤你了?”刘秀山话越说越难听,使姚胜国惯有的优越感受到了侵犯,他指着刘秀山厉声说:“我就是挤你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这句话把刘秀山压抑很久的怒火全引了出来。心胸狭窄的刘秀山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他真想上去把姚胜国狠揍一顿,可是他非常明白自己不是高大威猛的姚胜国的对手。“好汉不吃眼前亏,以后再说”。他强迫自己咽下了这口气不露生色地回家了。

  春节过后刘秀山继续到十堰市打工,但对春节时姚胜国蔑视他的那句话一直怀恨在心。“真是欺人太甚!我一定要出这口窝囊气,你等着吧。”那段日子,他无心干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想着怎样去报复姚胜国,在这种近乎疯狂心理的驱使下。2006年2月,他专门买了一把尖刀。“杀死他解气!”他的理智已被强烈的报复欲淹没。

  2006年3月28日刘秀山分别给姚胜国的两个弟兄打电话,得知他们都不在家时,他认为机会终于来了。3月31日下午他称要回家拉东西向朋友借了一辆工具车,当晚10点左右他开车走到大石桥乡姚家湾村丹江桥附近停了下来等天黑。12点左右的时候他把车开到距离姚胜国家0.9公里的一个到田间耕作的路口停了下来,然后怀揣尖刀步行来到姚胜国家以姚胜国一个朋友的名义去敲姚胜国的院门。

  “咦!咋是你呀!”姚胜国出来开门看到的人不是那个朋友而是刘秀山,他愣了一下但还是开了门。此时的姚胜国只想的是邻居秀山回来了,他万万不会想到眼前的人已是索命之鬼。

  “车放炮了没法走,我进来坐会儿。”刘秀山说着进了院门,在姚胜国转过身准备领他进屋时,他掏出刀从背后猛扑着刺了过去。姚胜国“哎哟”了一声开始反抗着去夺他手中的刀。撕打中刘秀山的左手被刀刺中,大拥指被姚胜国掰断。而此时的刘秀山已完全丧失了理智,他不顾一切对着姚胜国狠狠地连刺了7刀。姚胜国终于无力的倒在地上。刘秀山又冲进屋里,姚胜国的妻子董焕香刚走到客厅,没容她开口说话刘秀山扑过去举刀就刺,董焕香本能的反应退进了卧室,在卧室里二人围着床追了几圈后终被杀红了眼的刘秀山追上并疯狂的刺了数刀,倒在了地上。

  此时已是深夜1点多钟,寂寥的夜空中一轮明月遥看着人间的这一幕罪恶。而刘秀山此时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报复后的快感。他冷酷无情地把姚胜国往院子深处拖了两米远,然后从姚胜国怀里搜出2千块钱,又把姚胜国的生殖器割掉。紧接着他又来到屋里把董焕香扔在床上用被子盖住,然后用打火机把被子点燃,整理了一下衣物锁上大门逃离了现场。

  在潜回租住处的路上,刘秀山把血衣和凶器用布包起来扔到了丹江河里。到十偃市后他把车还给朋友,随后找了个小诊所包扎伤口。他没想到,他的“活儿”做得如此“漂亮”,公安民警会在3天时间内,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他面前。

  

  尾声

  

  4月22日,记者在淅川县看守所见到刘秀山,他一副麻木、冷漠的表情,步履蹒跚地走出了牢房。

  记者:“你杀姚胜国仅仅是因为那句话吗?是不是也与你输掉的7千块钱有关?”

  刘秀山:“不是,有一年我把车卖了8万块钱输了5万我老婆都没和我生气,春节时输几千块钱算啥!主要是他说的话太气人,话就不是那样说的。”

  记者:“把姚胜国的生殖器也割掉,你是不是有苦衷?”

  刘秀山:“他太坏!他以为有钱就看不起别人?平时他就嫖婆娘嫖得厉害,他真该死!我当时就想着没把他杀死也要把他割成残废。叫他以后永远也干不成坏事。我把他那东西割了以后扔到他老婆的床上也烧了。”

  记者:“后悔吗?”

  刘秀山:“当时不后悔,觉得杀了他心里很痛快。”

  记者:“你想过这样做会给你妻子、儿女带来什么吗?”

  一直很平静漠然的刘秀山突然激动起来,拿烟的手微微颤抖着,眼里噙满了泪水,沉默了一会儿后,他哽咽着问:“你们能不能把我老婆领来。”

  看到记者摇了摇头,他明显地露出绝望的神色:“我那老婆真是天底下难找的好女人。说到底这也还是赌搏惹的祸,那天我要是不去打牌……”

  在淅川县看守所监室外的小院落中,刘秀山不时抬头看天空下那一轮暖暖的太阳……

  阳光真好,生命真好,这一切刘秀山将不再拥有。

范文十:挣回两条命 投稿:董翠翡

差点 进 门鬼关 

  9 5 3 , 年我  19 岁, 被 确 诊 为度重 肺核结 。那时 的结肺 

核 如同 天 的癌症 今 死亡, 率高 又 没 有 特药效。医院 刚刚 进 口

了一批 链 霉素 , 尽 量 给先重 病 

号 用

。可 我 一连 打 了百 十 来  

, 痰里针仍然菌 ,带 病灶不 见 吸收。   此后 , 我 过做 “ 气腹 — — ” 往腔 里腹注 ;气 过做“ 压 神  经 ,”把即 部颈一侧 的神 经  碎, 碾使膈膜横提升 不 降, 此 

以来

住 托肺 部,病 友 戏 此 称 

“ 为歪 术 ”脖, 为术因 要后 个两 礼 歪拜着 脖子 ; 还做过 自“血 疗 法 ” ,从 胳膊 静脉 里 抽血 , 立 即  入注臀部 。 由于肌 肉 收吸不是 

回 两挣命条

 ◎ 胡筠若 

半会 儿时的事 , 臀部 总带着 大 包 白,天 不坐下 ,晚 上躺 不

 

一下

。 消 刚点 ,肿 又来 一。回 

开肋

骨 ,用手术 刀将 叶肺 的 

上明天 做 了 ,不那 就等。 吧 

内科 的

疗法 均 告无 效 医 , 深 病度灶 刮 净 (干 我 想半 多 跟 个半 月 , 傅 后夫 大来 了回不。   决 定生把 我 转 到 建 的新 结核  苹削果 的烂块上 的 ) ,然似 后 想 就 在手 术 前 天 一,我正 ;隹  病友 们  备 “做备 皮 ”,时医 院 接 到通  病院(医 现安 贞 医 院 )外 科病 把 药物 接直 注肺入 部。 。 房  论说 ,议 这手术 倒 不错 ,既   知美: 次 停日电 , 手 术 又 一 次 告 当时肺病 的外 治疗 , 主科 观 , 又  不切骨头 摘肺的。 吹。  结果这 时 先, 前批 那做过  到  19 5 6 年 8初月 ,等 我  “肺刮” 手 术的病 一 人一出  

了 有两要 方种 。法 种一 是“肺 叶 

除 ” ,法生 认 医这为 种 方  排法上号 时 , 面 已经做 了前十来  问题 。他 们 完刮的 口伤, 根 本

适不 合 我,因 为 是我 侧双肺部  人 。个我 觉得 了希有 ,望 满心 不 像 预  的期 那样长 出 新   组病 有。另 一 种 “是切 骨”肋 ,  这欢 地 做着喜 前术准 备 。 可 没想  织, 是而始溃开 烂, 口也刀  不 种 术 手 是在掀 人起的 肩 胛  骨到的是 ,  手 前术 主, 医刀 生   愈 傅合 。后 ,掉若 切根干肋骨 术, 后人 大夫  突 然匆匆来 病到 房 ,犹   知 情犹人 纷纷 说 我 捡了 一  的 胸 部 明显塌 会陷 变。形夫大  豫豫地 对我说 : “真 对不 , 起 你 命条, 居 几然 次 番 三从 列 那生  实在 不下 决 心 向了一 个 花 季  的 术 手不做成 了。”原 , 北 京  命 来程 短列 上车被打 发

了下 。 来  女孩 开 这样 的 刀 他 们 一,  再 卫 市生局 刚 刚 了结给核 病 医  

, 说等 等 再等 ,等 。

院一   个北去戴河 假 的名休 额,

 填

十个多 在球身 

  1 597 年初,北 京 同 仁  医

不久

, 会 机真的来 。了经   院医决 让 傅 定大 去夫, 明 天  就

生部 卫准批, 医院试用 一了种 动  身。傅 大夫说 ,他 一再 院 向 院 和 核 结病医 院 试用 种 从  一天明有手术, 让 别 人日 本引 的 进 “ 由罗 马 尼 亚引 的专 进治空 洞 方 解 释 塑 料 球, 填术 充 ”,  用适 于两 侧部 肺空 型洞 人 。   型病病灶的 手 。术是从它侧 撑 面 去吧, 可 方院不 意同。

 

a蛳s } 活

乐l

1 5  

医生

事先 明 确代交, 此 种 手术  开始发 难 了。 有人 烧高 不 ,退   寸进尺,干 了诸 如 排打球 、打  痛 苦 ,大 后术 人的体 活动力要   有 疼痛 难 人 忍,生 发现医 , 原   球 篮 、 舞、 练跳 、 拳爬、山 下 水 受 很 大限 ,制 对治疗 也并无很 来 是 球在胸 腔 里 导致 感了 染,  之 年类 轻 一般人 干 想事的。 接  大 把 握。 但 我无已所 顾忌 , 一 还 有 的 是某些 不 安分 的球挪   , 结着婚 、生 子孩 、 做家 、务  盖心只 想 住 哪抓, 是怕 线 一生机。   地 方了 从胸,腔 跑 到腹了腔。   房 等小 等人生 常 规之举 ,似  乎 手那术天 ,从 晨早8点进 手 术  别 无商 量,只 能 即 立 刀 掏开 也  没 落下 什 么。 “文革 期”间   室,到下 午 点推2 出 来 ,始 终我 球。于 ,是 医 生我对们 这 些 体我在 女 中一 ,着 这带些不 可多 

头脑 醒清 全, 部 声都音 听 一 得内 料 球 尚 塑未 事闹 的 患 大  者 的碰球 挨, 木过棍 打、皮 带抽 , 清 二  楚手。 术台上 , 我 一 不  紧加 示警 , 叮嘱 们 我千 别惹万它  举 手 弯 腰 坐“” 了 不 知 多少 次  张 不二怕疼 ,我明 ,白能 躺 在   们,绝 对 不 能 烈剧 运 动 不,能  “ 喷气 式” 。在“ 牛蛇 鬼神 ” 改劳 

里 这 刀挨受 罪, 是 自 己几 年  里提 桶 水 不,能抬 重 物… …反 正  队 里,装 满几十公 煤斤 大的  苦 木苦争 取 的呀来 。   只要 带 着球 就 永 远 不 能干体  板 ,箱跟别 人 一 抬 样抬 出 。进  在 乡 ,下 下 插田 秧 、水 割挑麦 ,   术手 后 三 第早天 晨 ,生医  劳动 。 力 

查病 房时 ,打 开一 个纱   布此后 没 多 久,卫 生部 就宣   样 卖样力气 干过地 。 九三寒   冬 包里 面

,放 着 几个 杏 黄色的  布停 实验止。 这 时候 ,两 家 医 在  西 直门城挖 砖, 两胳 只吃臂 塑 料 球 大 ,和 小 乓 乒 差球   院不共总做 了八九 例十 术手。 后  力地 抱 着 五 斤十左 右 大的城 

多。他举 着 逗 我 说: “ 你看 , 这来 知道 才 这,些人 中 绝 少有 成砖 一, 趟 趟 一,来 回回,来 没有

 

东 五西 来 块钱一 个,你身   上 功 者。 到 19 6 年6“ 文 革” 前 ,  殊 特,没 人照 。顾 而 我球的护

就 装 了 十几个 以后。没 钱 ,了 这  批病 人大 已死多亡。 再 后来  卫 着我的 肺, 是 默 默地硬跟 着  掏 出来 就 是钞 票 。 ”时 的五 当听 说 , 做 过这手术 , 像 我种   我这 历 经了一 切 这 风雨 风 雨,接  块钱, 足够一 个 人 一个 月 的 样 现在 仍然好 活好在 世上 的,   饭 钱 了  。 像好已 经有 几没 个 了人。

 受

生了 活全的 部验 。考  世 间讲 最同 甘苦 共。 上 世  纪7 0年 代 末, 当我随 着 千 百 万百姓搭上  “三 中全 会 ” 幸 

的 多星个 后 ,期我 抱着就 

右 沉 边 重的膀臂下 乱 地 走了   。手术 医后生 , 刚说 开始 时右 胳

 

球 与共半舞世纪 

当时

, 做 我 完手 后术 ,又 运 列 车, 走 新向 世 纪甘 甜 的

臂 一 点也 不能 动 。 想不我行 ,  在 院住医了 年半 竟, 然病情好   时, 我 球仍 然一的 既如往, 无   那 不残 废成 ?我了就 从第 天  三 且 日转 趋稳 定, 终于得 “到赦  无声息地 卫 着我 护, 我使可 以  

开始 练,躺 在 床上 用手 指抠着   令” ,可 以家回休 养了 走。 , 前 无 所 顾忌 地追 求 生 命质 量的  墙 一点 一点 往上 挪 。 几 天下  医 生千 TU . -?万 - 咐嘱,我 明 ,白  提 升。 像 就 平里日 人们 根 不  句话 ,本就是 让 我 别 忘 自了己  注 意会到 自 己的 心跳一样 来, ,到我床下动时 走,已经 可  我  

高以举右手给 自 梳 头己 。 这 了 是个身 带 “上炸 弹”的人 。 

是 我平生 第一 次发现 医生 的 

几,乎 想 起 不 腔胸 里 有还 异物 

出 院后 没

有 节 外枝 。生 存在  。    19 58 年2月 我 开 始 半日工   问 若 我你,这 个带 球的 

不一定 话句句都得 听 。 

说 到 “球术 填 ” 简单讲 ,,  作 8,月 式 正全 天上班 , 至 此 人 ,经 过 长 了年住 院、 戏 剧 性  用 是球 来压挤肺 部, 以 利空洞   结 束我 四年 住 了院,一 休年 的 手 术 历 险以 及 个半多世 纪  愈

合 ,因此 不准并 备 让球久   养留, 总共 年五 的 病号生活 。   的风雨 ,你 想 最说 是的什 么 体   内预,计 过 半个年 左 ,右 就  想回 起 自己 球带 生 活的  呢? 我 的 回 是 : 不要答抱 怨命  把 这 些成完 了任 务球 的 取  再些这 岁 ,月 我 真感是 慨万 分  。运, 人 并生不 是 冬都 , 只天要   来出。 可内外 国实验都的 等 没 你看 , 我不仅 把 生医告 诫 的那  活 着 就,有希望 。   瞧I 我 怕晚不 》作 出家 社 版到这 步 一,体 内 的这 些 异就 族些 “ 不 能” 通, 通“能 过, 还 ”得  摘 自《

图 王 建,峰 

字典词典草房子小说草房子小说【范文精选】草房子小说【专家解析】财务报销审批制度财务报销审批制度【范文精选】财务报销审批制度【专家解析】产检假国家规定产检假国家规定【范文精选】产检假国家规定【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