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的彗尾密度非常高_范文大全

彗星的彗尾密度非常高

【范文精选】彗星的彗尾密度非常高

【范文大全】彗星的彗尾密度非常高

【专家解析】彗星的彗尾密度非常高

【优秀范文】彗星的彗尾密度非常高

范文一:从鹿林彗星认识彗尾 投稿:程鰉鰊

2010年上半年,最耀眼的彗星莫过于鹿林彗星,因为它来自太阳系外围的奥尔特星云,若轨道呈双曲线,这会是它唯一一次造访太阳系内部。而且相较于其他来自奥尔特星云的彗星,它算是非常接近地球的一个,近地点约只有0.41天文单位(相当于6100万千米),使得不少天文专家日以继夜守着它,才能捕捉到难得一见的彗尾断裂、长时间“反向”彗尾等景象。

  

  太阳风与气体交织成的离子尾

  

  鹿林彗星最特殊之处莫过于它偏绿的彗尾,与一般常见的蓝色彗尾不同。台湾中央大学天文研究所教授陈文屏表示,彗星的主体彗核是冰块与尘埃混合而成,大小有数千米。彗星接近太阳(小于5天文单位)时,彗核内部受热后压力逐渐增大,使气体冲破表壳,连带喷出尘粒,并包覆在彗核外,形成直径数十万千米的球形彗发。当彗星继续靠近太阳,就会出现长达数千万乃至数亿千米的彗尾。彗尾分尘埃尾与离子尾两种,尘埃尾顾名思义是由尘埃组成,离子尾主要由气体组成,二者的形成原因和发光机制各不相同。

  

  一般见到的蓝色彗尾就是离子尾,它的形成原因与太阳风有关。太阳风是太阳表面喷发出来的游离氢(即质子与电子),当它靠近彗星时。太阳风挟带的太阳磁场会受彗星的带电离子干扰,使得磁力线背离太阳的方向,并且绕着彗星弯曲(见下图)。彗星的离子和太阳风都是沿着磁力线运动,最后二者就一起形成背离太阳方向延伸的离子尾。

  太阳风是间歇性的,每次喷出来的强弱也不一样,加上彗星本身运动也会影响磁场,所以离子尾就可能有忽长忽短、分叉、断裂、消失、再生等情况。此次鹿林彗星被观察到离子

  离子尾的发光机制也与太阳风有关。组成离子尾的气体分子被太阳风撞击后,会激发成由离子与电子组成的电浆状态,当电子与离子重新结合时,就会发光。不同离子放射出来的光颜色不同,一般见到的离子尾呈蓝色,是因为含有较多的一氧化碳离子鹿林彗星的离子尾呈绿色,经光谱分析发现,是双原子碳发出的荧光辐射一般彗星也有这些谱线,但是鹿林彗星似乎特别明显。不过实际机制有待进一步探讨。

  

  “反向”尘埃尾?

  

  除了绿色离子尾,天文学家也长时间观测到鹿林彗星的“反向”尘埃尾。尘埃尾是反射太阳光而呈黄色的彗尾,其形成原因与太阳辐射光压有关。辐射光压就像是光线照在尘埃上所造成的压力,由于尘埃的颗粒有大小之分,颗粒越小越容易被推向远方,最后造成尘埃呈扇形发散出去。根据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离太阳近的行星运动速度比远处行星快。换句话说,散在离太阳较远处的尘埃(和彗星一样绕着太阳运动)运动速度较慢,反之则快,所以尘埃尾扇形区域末端会因运动速度的快慢而弯曲。

  

  与离子尾一样,尘埃尾的尾巴也是背离太阳的方向延长,这是因为辐射光压的施力方向也是背离太阳。但此次鹿林彗星的尘埃尾却有很长一段时间指向太阳,出现“反向”彗尾。陈文屏解释,鹿林彗星的彗尾并非真的变成“反向”,而是因为鹿林彗星与地球运行轨道几乎在同一平面。从地球角度观测产生错觉造成(见图4)。

  这次鹿林彗星除了带来与往常不同的惊喜,在科学研究上也很有价值,例如观察离子尾的变化有助于了解太阳风的特性。而借助彗尾研究彗星的结构、化学成分等,则可以探知太阳系的过去。尤其是鹿林彗星的故乡离太阳相当遥远,受太阳辐射影响少,故能保留更多太阳系形成之初的样貌,甚至可以反映奥尔特星云天体的特性,因此它的造访可说意义非凡。

  

  难以预测的彗星

  

  鹿林彗星在2010年2月24日最接近地球,原本预估当天观测亮度可能达四五等(星等数字越小表示越亮,人类肉眼可见极限约6等),而且月相几乎逢朔,没有月光干扰,没想到鹿林彗星移至近地点的前后几天,台湾地区的天候不佳,致使观测结果大受影响。陈文屏表示,彗星的亮度并不容易预估,除了与彗星大小、离太阳及地球远近等条件有关,最难掌握的是当时的喷发状态。以短周期彗星为例,虽然可以粗略估算彗星每次接近太阳时会损失0.1%~1%的物质,然而不能就此断定彗星下次接近太阳附近时,亮度就会变暗,因为有可能下次喷发活跃程度较强,或离地球较近,而使得亮度不减反增。

  

  除了一般人关心的亮度,彗星轨道也不容易计算。相较于行星、卫星等天体,彗星的质量小得多,其运动方式容易受其他天体干扰,特别是当它靠近太阳时,喷发物质后带来的反作用力,使得科学家很难掌握它下一步的行进方向。陈文屏表示,目前之所以无法确定鹿林彗星的运行轨道是抛物线、双曲线或是极狭长椭圆,是因为科学家只观察到极小段的轨道,且其运行轨迹一直有些许改变。从2007年7月累积至2009年2月的轨迹点,推算其轨道可能是周期长2800多万年的极狭长椭圆,但累积至6月的数据却显示为双曲线。究竟哪个推论才正确,尚需很长时间追踪分析。

范文二:彗星,我来了 投稿:段錯錰

彗星,我来了

作者:张唯诚

来源:《科学24小时》2014年第06期

著名的大英博物馆有三件镇馆之宝:来自古希腊帕特农神庙的埃尔金大理石雕塑、来自中国的《女史箴图》,以及来自古埃及的罗塞塔石碑。没错,这块石碑的名字和罗塞塔太空探测器的名字一模一样,那么,它俩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联系呢?

对欧空局来说,2014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他们计划追寻引力波、探测宇宙深空、登陆彗星(详见本刊2014年第4期《Top 10——2014年值得期待的十大科技突破》)……其中,登陆彗星无疑是最有意思的一项活动。

远方的问候

2014年1月20日,一艘孤独地在太阳系中穿梭了十年之久的太空船向地球发送了一个深情的问候:“你好,世界!”这艘太空船就是彗星探测器“罗塞塔号”。自2011年6月以来,人们已经31个月没有听到它的任何消息了,这是因为“罗塞塔号”在这段时间内一直行进在距离太阳十分遥远的木星轨道之外。那里距离温暖的太阳近8亿千米,“罗塞塔”号的太阳能电池板只能接收到微弱的太阳光,其产生的能量甚至不及在地球附近的4%。在这种情况下,“罗塞塔号”只能无奈地关闭了绝大部分设备,以“休眠”模式在黑暗深邃的太空中孤独地漂泊。

“休眠”是为了节省能源。“罗塞塔号”真正的探险还在后面,它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节省能源是非常必要的。

然而经过了近三年漫长的“休眠”后,“罗塞塔号”的觉醒依旧是一个令人焦虑的过程。首先,一个“闹钟装置”负责唤醒“罗塞塔号”进入工作状态。机载电脑开始工作,它要接通两个加热器,为星体跟踪定位装置提供热量,使之进入工作状态。在这个装置的帮助下,“罗塞塔号”总算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接下来,“罗塞塔号”必须找到地球,这项工作也是依靠星体跟踪定位装置完成的。这个装置能够扫描太空,根据星座和机载星图来确定地球的方位。有了这些数据后,“罗塞塔号”终于可以将天线指向地球了。此时的“罗塞塔号”距离地球是如此遥远,它向地球发回的问候乘着电波在太空中穿行了45分钟后才被人们接收到。

好在一切顺利,科学家们给“罗塞塔号”发出了指令,而“罗塞塔号”也作出了回应。谢天谢地,它终究还是“醒”过来了!

注定的约会

“罗塞塔号”是一艘专门为彗星而生的太空船。2004年3月2日,它被一枚阿丽亚娜-5运载火箭送上了一个复杂的太阳系轨道。此后十年,这个探测器便在这条轨道上一刻不停地奔驰。2005年3月,它绕回地球,借助地球的引力奔向火星。2007年2月,它在距离火星不足250

千米的地方掠过火星。2009年11月,它再一次与地球擦肩而过。“罗塞塔号”之所以要选择如此复杂的线路,不断地飞临地球和火星,就是因为它要借助这两颗星球的引力提高速度并节省燃料,而它最终的目的地是一个距离地球5亿千米的地方。它要在那里约会它矢志不渝的“太空情侣”——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

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是苏联天文学家丘留莫夫发现的。1969年9月20日,丘留莫夫在检视一幅天文照片时发现了一个疑似彗星的天体,而照片的拍摄者则是他的同行格拉西缅科。经过一番研究后,丘留莫夫确定这个新发现的天体是一颗彗星。研究显示,1840年以前,这颗彗星与太阳之间的最短距离是4个天文单位,非常难以观测。但1840年以后,这颗彗星由于受到木星引力的拉扯不断靠近太阳。到了1959年,它再一次靠近木星时,已被木星牵引到了距离近日点只有1.29个天文单位的地方。这时,它终于向人们展示了庐山真面目。现在,这颗彗星的公转周期是6.57年,正沿着一个距离近日点1.29个天文单位、远日点5.7个天文单位的椭圆轨道,围绕太阳运行。

现在,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正在成为人类注视星空的一个焦点,苏醒后的“罗塞塔号”正在一天一天地靠近它。它的上面究竟隐藏着什么?为什么“罗塞塔号”要耗费十多年时间去追逐一颗远在天边的彗星呢?

关键的密码

彗星大多来自寒冷而遥远的太阳系边缘,它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46亿年前太阳系诞生的时候。在寒冷的太空中,彗星仿佛是一个储存着太阳系早期物质的“冰箱”,它们完整地保留了许多太阳系形成之初的原始成分。科学家们猜测,彗星可能隐藏着太阳系形成的最初线索和生命诞生的秘密。例如,彗星上可能有大量的挥发性物质,如甲烷、二氧化碳等,这些物质都是构成行星的必要成分。彗星上或许还含有外来的有机分子,它们很有可能是早期地球生命起源的物质。所以,探测彗星被认为是揭开地球生命起源之谜的一个重要途径。许多科学家还认为,地球上的水也来自彗星。因为远古地球曾遭受过大量彗星的撞击,它们极有可能为地球带来了水。

由此可见,彗星也许是我们认识宇宙的一个关键线索。通过彗星,也许我们将会得到太阳系是如何形成的、地球生命来自何方、我们是否是宇宙唯一生命等许多重大谜团的终极答案。这也正是欧空局追逐彗星的目的所在。那为何欧空局将该探测器命名为“罗塞塔”呢?

罗塞塔本是一个地名,一个位于埃及的港口城市。1799年,人们在那里发现了一块石碑——罗塞塔石碑。石碑制作于公元前196年,上面用希腊文、古埃及文和当时的通俗体文字镌刻着埃及国王托勒密五世的诏书。由于三种文字表述了同样的内容,近代考古学家便获得了一个对照三种文字解读失传千年的埃及象形文字的重要机会。通过对石碑上几种文字的研究,并参考另一块来自菲莱岛的方尖碑,科学家们最终破解了古埃及象形文字的秘密。他们意识到,一直被人们认为是用形表义的埃及象形文,原来也是具有表音作用的。这一重大发现成为解读

所有埃及象形文的关键线索,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罗塞塔石碑被认为是了解古埃及语言与文化的钥匙,“罗塞塔”这个词也被赋予了“解决谜题的关键线索”的含义。

人们之所以把探测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的太空探测器命名为“罗塞塔”,其喻意即在表明,研究彗星就如同解读“罗塞塔石碑”一样,具有解读宇宙关键线索的重要价值。 奇特的变化

然而,要读懂隐藏在彗星中的“罗塞塔石碑”并非易事,科学家们首先要创造一个非常聪明能干的“彗星地质学家”,这就是创造彗星探测器“罗塞塔号”的初衷。在此之前,人们也发射了一些彗星探测器,这些探测器为人们真正了解彗星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有的拍摄了彗星的影像,有的靠近彗星获取了彗尾的物质,有的接近彗核拍摄了彗核的“近照”。这些资料大大加深了人们对于彗星的认知,同时也使人们了解到,彗星拥有多种多样的“行为”和外表,它们和人一样,各不相同。

当一颗彗星靠近太阳时,它的“表现”尤为精彩。太阳光会逐渐照亮冰冻的星体,越来越多的热量将使彗星表面的物质变成气体,并逃离彗星。在某些部位,这个过程会特别活跃,那里会产生一些喷流。最后,被蒸发的物质将混杂着大量气体与尘埃,在太阳光压的作用下形成长达数万千米的彗尾,整个过程会随着太阳热度的逐渐增加而愈演愈烈。

假若能够看到一颗彗星在接近太阳时的所有表现,那么,人们对彗星的了解就会更加全面和透彻,这也正是“罗塞塔号”的任务。这个价值10亿美元的探测器重约3吨,体积约为12立方米, 大小相当于一辆轿车,由轨道器和名为“菲莱”的着陆器组成。轨道器装备着12台科学仪器,着陆器携带着9台科学仪器,展开后长达14米的太阳能电池板将为“罗塞塔号”提供活动所需的能量。

忙碌的工作

在长达10年的旅行中,“罗塞塔号”并非无所事事。2008 年9月5日,“罗塞塔号”飞掠小行星斯坦。这颗行星体积很小,直径约为6千米,位于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上。“罗塞塔号”发现斯坦星的北半球上有一个大陨石坑,直径达2千米。大陨石坑周围环绕着7个小陨石坑。它还发现斯坦星上有不少被太空岩石撞击的斑痕,这表明斯坦星非常古老。

2009年7月10日,“罗塞塔号”飞临另一颗小行星司琴星。司琴星比斯坦星大得多,直径超过100千米。它于1852年11月15日被人类发现,是人类发现的第21颗小行星。“罗塞塔号”发现,司琴星是一颗高密度的小行星,它在飞掠这颗小行星时,竟受到其引力的拖拽,发生了轨道偏移。

科学家们推测,司琴星可能是人类探测器飞临的最完整的一颗小行星。因为这颗星体的个头和密度使它很难被其他星体撞成一堆碎片,所以我们看到的仍是它46亿年前形成时的模

样。虽然科学家们极度渴望了解司琴星的物质构成,但“罗塞塔号”不能停留,它的目标不是小行星,遥远的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正在召唤它。

期待的重生

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是一颗怎样的彗星呢?迄今,人们对它的了解还处于原始阶段。2003年3月12日,哈勃太空望远镜为它拍了照,科学家根据拍摄的照片和现有的资料合成了一幅三维电脑图像,显示了这颗彗星的彗核结构:直径约4千米,呈橄榄状。2004年,为了庆祝“罗塞塔号”发射成功,欧洲南天文台又公布了一幅该彗星的照片。由于拍摄距离遥远,这颗彗星在照片上仍只是一个不显眼的小点。

然而,假如在未来的一年时间内,“罗塞塔号”能够不辱使命,这颗彗星就将变成人们眼中最耀眼的“明星”。“罗塞塔号”不仅要靠近它,跟踪它,还要释放一个着陆器在它的彗核上。这将是人类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和研究一颗正在靠近太阳的彗星。

“罗塞塔号”的“重生”使得欧空局的工作人员迅速忙碌起来,他们进入了紧张的准备阶段。“罗塞塔号”还要接受一次全面“体检”,整个系统和所有仪器都将接通电源,并重新开启。如今的“罗塞塔号”正在逐渐靠近太阳,电力将会越发充足。它就像星期五早晨的上班族,精神抖擞,满怀希望。

亲密的接触

按照计划,“罗塞塔号”于2014年5月份开始靠近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并在8月份与它会合。它们的“约会”地点将在远日点附近,这样“罗塞塔号”就能观察这颗彗星在飞过太阳附近时的全部过程了。

会合之后,“罗塞塔号”将在距离慧核几千米的地方开始环绕运行。11月,“罗塞塔号”将释放“菲莱”着陆器,以实现人类探测器在彗星上的首次软着陆。由于该彗星彗核的直径只有4千米,引力很小,所以重达100千克的“菲莱”会像纸片一样飘落在彗星上。着陆后,“菲莱”需要利用叉钉将自己固定住,否则会飘离而去。

“菲莱”将是人类派往彗星的第一个机器人使者,一个“彗星地质学家”。它将钻探慧核表面,用仪器分析矿物构成和同位素成分,寻找是否存在有机物质……它还会研究彗核的各种物理特性,拍摄彗星的周围环境,并将获得的数据通过“罗塞塔号”轨道器传回地球。与此同时,“罗塞塔号”则会作为轨道器追随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一步步接近太阳。当这颗彗星运行到距太阳约5亿千米的近日点时,其冰冻的表面将开始蒸发,扩散出的气体与尘埃会形成长达数万千米的彗尾。“罗塞塔号”将会亲眼见证并记录整个过程。

十余年的追星之旅即将画上句号,整个彗星探测计划将由这最后的关键一步作为终结。或许科学家们早已习惯了高度紧张的状态,对他们来说,这次机会千载难逢,任何一个步骤都不容许有丝毫差错。这次计划的“罗塞塔石碑”,其实就在人们自己手中。

名词解释

阿丽亚娜-5运载火箭:欧洲研制的不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是亚利安火箭系列中的最新型号,主要用于将人造卫星发射至地球同步轨道或低地球轨道。

天文单位:(英文:Astronomical Unit,简写AU)天文常数之一,是长度单位,历史上约等于地球跟太阳的平均距离。一天文单位约等于1.496亿千米。它是天文学中测量距离,特别是测量太阳系内天体之间距离的基本单位。

范文三:双端面磨床的加工精密度是非常高的 投稿:薛恥恦

双端面磨床刀的具一般况情是有非常惊喜的都工设备加工出加来,因的为双端磨床面的加工精度密是非常高,必的配须好的刀具才能加合出工来想中理工件的品。 产

双端面磨床车削 心中刀停换时间机过的问长题直延一续至今上世。纪06年代,在加工中起心就上不再用使费费力的时人换工。如刀加今工中心的换刀时不过间数秒已而。

  刀时间对换利用的率有接直响影对所有双。面磨床端而,言换刀意味着停机就而不生是。产如今过缩短通换刀时来提间高生产竞力和投争资回率的潜报仍力未被分利用充。

 如 大今数多车削心都配中置用于旋转双有端面床的刀具磨的动力刀塔其换,时刀间直接关系到生产率效

  。端面双磨的刀具床换快各类对削切工加大有裨益都,在台时成本高而的端面双磨床为显尤。着如将每能次换的停刀机间时缩短几分,钟甚至完全不停用,每机年就能增加很多额外的能。产

   削车中通常心用于端行业小批高量加工高术技量的含零件往,台往成时非本高。 常

 

 于对杂零复又件需要多的较切工步,必削然需频要更换繁种各同不型类的双面端床的磨具高刀技术大/批量的生产对于端面磨双床停机常非敏感,产生停的代顿价极高其(例昂汽车和如液行业的某压些零部的件生产)。

 如 今车中心的削塔刀已刀有座配适的口接面选界项比较典。的型是VID或刀杆方连接的口,但接今,如这两种口接难很足满于快对更换双端速面床的磨刀具需求。

的本文:无由磨床心 h tpt:/w/w.wwwzjc.fomc w wwn.fbgsco. 电m水热头龙家 厂理发布

范文四:我叫哈雷彗星 投稿:丁脗脘

我叫哈雷彗星

我是宇宙一颗特殊的星,人们都管我叫慧星。从英国天文学家哈雷发现我以后,人们又管我叫哈雷彗星。

我不像一般星星那样总爱在一个地方呆着,那多寂寞呀!我天生喜欢在天空中遨游,不过我也有一定的路线,每隔七十六年就回到太阳身边探亲一次。 今天,说到就到,我哈雷彗星来了。我的头部叫彗核,我的头发是云雾状的彗发。请你们别笑我,我的屁股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我的尾巴时长时短,长时我咳嗽一声,这声音要二十年才能传到我的尾巴尖上。我的脑袋也大得出奇,直径最大达到二十五万公里。

我的个子虽然大得怪吓人的,但我肚子里却没什么硬东西,是个看得见、摸不着的大个子。过去人们认为我的出现是不吉祥的,这纯是迷信的思想,你们可别信那一套。

小朋友们,我愿意跟你们交朋友。今年,我们已经见过面了,等我们再会时,你们都要成为老爷爷、老奶奶了。

范文五:彗星的分类 投稿:蔡湉湊

想象图:“赛丁泉”彗星飞掠火星,来源 Orbiter.ch Aerospace

原文发表于 叶儿山

去年初我提到“赛丁泉”彗星将有十万分之一的概率与火星相撞。后来,天文学家们失望地发现,这到底还是没能撞上,“赛丁泉”彗星将在13万公里的距离上与火星擦肩而过。不过,尽管如此,这也仍然极其罕见了:13万公里仅相当于地月距离的1/3呢。如果火星是在地球上的某个人的话,这相当于某个大坏蛋从月球上向他/她开了一枪,而子弹在距离他/她不到2厘米的地方擦过。类似的事件大约每十万年才发生一次

[1]。

现在火星人的灭绝危机解除了,可是地球上的“第二个太阳”的大戏也落空了。如果你在10月19日前后呆在火星上的话,在日历上划个勾:这一天,你将会看到一个亮度接近上弦月的庞然大物在天空中缓缓移动。但“赛丁泉”彗星在地球上甚至还达不到肉眼可见的亮度。——哎!各位看官且慢,别走得那么快。我们的祖先在进化树中胜出也不过是一万年前的事情,这可是名副其实的“仅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天象哎,不如看看那些特别关心头顶上的世界的家伙又会在折腾些什么?

我们知道,彗星是水冰、岩石和尘埃组成的“脏雪球”,大量存在在太阳系外围寒冷黑暗的角落。太阳系外围的大行星——比如海王星——年复一年地进行“抽奖活动”,抽中的彗星可以进行一次“太阳系深度游”。这些“中奖”的彗星会在引力作用下奔向内太阳系,水冰和其他容易挥发的物质在受到太阳的光和热之后被释放,形成了漂亮的“彗尾”。目前科学界主流观点认为,地球上的水、构成生命的原始物质、乃至生命本身,就是彗星带来的[2]。从这个角度来说,你现在之所以能在看这篇文章,就是因为在很久以前,有若干颗彗星心甘情愿地在地球上摔得粉身碎骨,将宝贵的“生命之源”带到地球上。因此,天文学家们对彗星很感兴趣,因为它们长期呆在太阳系外围的“冰冻室”里,很好地保存了太阳系早期的资料,尤其是那些可能和地球上的生命诞生有关的资料。

彗星可以分为两种:和太阳系“来一发”之后就一去不复返的,以及围着太阳转个不停的。当下时兴把前者称为“新鲜”彗星(dynamically new comet),后者则自然是“陈旧”彗星了。这时你要问了:如果有一些彗星的公转周期特别长,比如成百上千年的这种,我们怎么知道它到底是“新”是“老”呢?这就需要进一步观测和计算了。因为天体的运行规律是已知的,我们可以精确计算这颗彗星现在和过去的运行轨道。如果它处于“抛物线”或“双曲线”轨道上,那这颗彗星很可能就是一颗“新鲜”彗星。“赛丁泉”彗星的轨道属于双曲线型,因此它是一颗“新鲜”彗星。

三种轨道:椭圆轨道(红色),抛物线轨道(绿色),双曲线轨道(蓝色)。若彗星处于后两种轨道上,

则它很可能是一颗“新鲜彗星”

我们去菜市场买肉,都会尽量挑新鲜的。天文学家们也一样:“新鲜”彗星无疑是最能吸引眼球的。最好的探测方式,当然是派探测器去“瞅个究竟”。然而,这有一个明显的难题:大多数彗星从被发现到离开内太阳系,至多两三年时间,这点时间还不够科学家们写申请要钱呢——比如最近刚刚抵达周期彗星“楚留莫夫-格拉希门克”的“罗赛塔”号探测器,从构想到实现用了接近25年时间!所以当“赛丁泉”彗星飞掠火星的消息传来,天文学家们做梦都能笑出来了——人类在火星上工作的各类探测器,多得都快可以开两张麻将桌了——“赛丁泉”彗星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宇宙级大礼包啊!

让我们盘点一下目前或即将在火星上工作的探测器:2001年入轨的“2001火星奥德赛”号(人类在另一星球上工作时间最长的探测器),2003年抵达火星的“火星快车

”号和“机遇”号漫游车,2006年入轨的“火星勘察轨道器”(搭载有高解析度成像仪,可分辨火星表面30厘米大小的物体,分辨率甚至超过Google Earth),2012年抵达火星的“好奇”号漫游车,以及即将到达火星的“美文”号和印度的“火星轨道任务”轨道飞行器,足足有7枚各色探测器!而之前实施过近距离彗星探测的探测器,从1986年的“国际哈雷彗星联队”算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8枚。

所以,想做大事的同时有个良好的RP,比单纯想做大事更能得到你想要的。

“广角红外巡天探测器”(WISE)拍摄的“赛丁泉”彗星(红色天体),四张照片叠加,故彗星留下4个影子。

但这时,问题就来了:彗星可是一刻不停地在释放尘埃和气体啊,而且“赛丁泉”彗星的运行速度高达每秒56公里,足足是喷气式客机的200多倍。在这个速度下,芝麻大的颗粒都能具有破坏性的力量。这会不会损坏那些价值联城的探测器呢?要知道那些探测器少说也值几百亿美金呢…… 虽说这事件十万年一遇,但为此烧掉数百亿美元,好像也有点心疼哦。然而,彗星在被发现时还在木星轨道以外,连最大的望远镜看上去都只是一个小点,天文学家们只能根据以前出现的其他彗星来猜测,但这一结果是否可靠就很难说准了。比如有科学家根据其他彗星的观测资料估计[3],“赛丁泉”彗星将给火星探测器带来一场“大劫”,其流星暴雨的强度,已经需要一个新名词来定义——“流星飓风”(meteor hurricane),每小时出现48亿颗流星!按这一流量估计,围绕火星运行的飞行器都将被打成筛子。

就如同某些灾难大片一样,事情到最后都会峰回路转。

在“流星飓风”论文发表后不久,两位中国天文工作者也发表了他们的工作[1],他们首次使用观测数据来测量彗星喷发颗粒的速度。有趣的是,他们的数据并非来自专业天文台,而是来自两位中国天文爱好者的远程遥控天文台:设在新疆的星明天文台和远在澳洲的玉衡天文台。经过仔细分析,他们发现:“赛丁泉”彗星的喷发速度相当小,因此它的粒子云很可能“鞭长末及”,与火星保持安全距离。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使用“哈勃”太空望远镜等大型设备同时进行观测,并随后发表了更精确的结果,结论大致与中国同行们一致。看来,火星探测器们可以安然度过“彗星劫”了。但出于谨慎起见,美国宇航局和欧洲空间局仍然表示将让各自的探测器调整轨道,以便在粒子云到来时可以“躲在”火星身后,以免不小心“中头奖”。在火星探测上“初来乍到”的印度空间研究组织则暂时未有任何表态,看来“赛丁泉”的飞掠对他们来说,显然是“幸福的烦恼”——他们的“火星轨道任务”原本定位是“技术示范”项目,却意外碰上了这一罕见天象。对首次进军火星探测的他们来说,在行星际距离上进行轨道机动将是不小的考验。

总之,虽然地球没能拿到前排座位,但我们的星际使者已经在火星上严阵以待,准备这一星际大戏的开演。想想看,按照平均概率来算,上一次类似事件发生的时候,人类还在围着篝火“吼吼”怪叫;而这一次,我们在笔尖能计算出这一事件发生的精确时间和位置,能够制造精巧的机器前往发生地,为我们收集数据,让我们从中获取地球演化和生命起源的线索。这怎么想都相当神奇呀。各位圈好:2014年10月19日,冰与火的亲密接触,不见不散,见了也不散,看看到时我们将从2亿公里外得到什么有意思的画面。

[1] Ye, Q.-Z.; Hui, M.-T. (2014). "An Early Look of Comet C/2013 A1 (Siding Spring): Breathtaker or Nightmare?".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787 (2): 115.

[2] Fernández, Julio A. (2006). Comets.

[3] Vaubaillon, J.; Maquet, L.; Soja, R. (2014). "Meteor hurricane at Mars on 2014 October

19 from comet C/2013 A1". Monthly Notices of the Royal Astronomical Society 439 (4): 3294.

范文六:流星与彗星 投稿:叶暀暁

流星与彗星

彗星的由来

彗星是由冰和少量岩石组成的小天体,平均物质密度只有10-1000千克/立方米,彗星有椭圆形轨道,寿命很长。天文学家们把彗星形象地称为“脏雪球”。在一般的情况下,彗星都在太阳系的边缘地区,这时即使被观测到,也与极其微弱的恒星相似,看不出细致的结构。但当其逐渐接近太阳的时候,由于太阳的热辐射、太阳风和太阳光压作用的加大,尤其当它进入火星轨道区域以后,表面物质挥发形成彗尾,表现出其独特的结构。

彗星的结构

彗星有一个形态朦胧而明亮的“头”部--彗头。 彗头包括两部分,中央密集而明亮的彗核和雾状的包层--彗发。彗核通常很小,直径一般在0.1-100km之间,很少有超过100km的。彗星的质量几乎都集中于彗核。彗发是彗核的蒸发物,其形状和大小与距离太阳的远近密切相关。一般来说,离太阳越近,彗发越亮越大,直径可达数十万千米,有时还可与太阳相当,甚或超过太阳直径。人类进入空间探测后,发现了彗发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直径约100-1000万千米的包层--彗云。因为它几乎全是由氢原子组成,故又称为氢云。氢云的物质密度极其稀薄,所以地面上一般观测不到。长长的彗尾,是肉眼可见的彗星的主要特征之一,也是太阳系内最长的天体,它总是背向太阳一方。由于彗尾是彗头物质在太阳作用下的结果,所以,彗尾不仅与彗星的质量有关,更取决于离太阳的距离。在近日点时,达到最长;而一些行星族彗星在望远镜内仅有朦胧的彗尾而已。主要由气体组成的离子彗尾较直,而包含有许多尘埃物质的尘埃彗尾一般比较弯曲。此外,还有少量彗星在某一阶段内出现反常彗尾--朝太阳方向伸出尾状物质,称之为逆向彗尾,也有人称之为“彗翎”。有些彗星的彗尾不止一条,历史上不乏双尾甚至三尾的例子,最著名的是1744年的歇索彗星,曾出现过六条彗尾。彗尾的物质十分稀薄,恒星的光可以自由穿过它而不受任何影响,稀的彗尾密度远远低于实验室真空内气体的密度。

流星的自我介绍

流星是行星际空间的尘粒和固体块闯入地球大气圈同大气摩擦燃烧产生的光迹。流星是陨石跌入地球时与大气摩擦燃烧形成的,没有轨道,寿命么,马上就要死了。若它们在大气中未燃烧尽,落到地面后就称为“陨星”或“陨石”。流星体原是围绕太阳运动的,在经过地球附近时,受地球引力的作用,改变轨道,从而进入地球大气圈。流星有单个流星、火流星、流星雨几种。单个流星的出现时间和方向没有什么规律,又叫偶发流星。火流星也属偶发流星,只是它出现时非常明亮,像条火龙且可能伴有爆炸声,有的甚至白昼可见。许多流星从星空中某一点(辐射点)向外辐射散开,这就是流星雨。陨石是太阳系中较大的流星体闯入地球大气后未完全燃烧尽的剩余部分,它给我们带来丰富的太阳系天体形成演化的信息,是受人欢迎的不速之客。一般的流星体,密度都极低,约是水密度的1/20。每天都约有数十亿、上百亿流星体进入地球大气,它们总质量可达20吨。

流星的来源

宇宙中那些千变万化的小石块其实是由彗星衍生出来的。当彗星接近太阳时,太阳辐射的热量和强大的引力会使彗星一点一点地瓦解,并在自己的轨道上留下许多气体和尘埃颗粒,这些被遗弃的物质就成了许多小碎块。如果彗星与地球轨道有交点,那么这些小碎块也会被遗留在地球轨道上,当地球运行到这个区域的时候,就会产生流星雨。

其实每一次的流星雨并不是象表面那样,流星看起来好看,其实流星是一颗离地球较大的陨石所释放出来的尘埃,其间还会有相对比较大点的石块,到达地球时候,会被地球的磁场所吸引,从而与大气摩擦,产生流星雨.效果就象拿一块干燥带点湿润的泥土,对某一物体投掷过去,控制好速度,最先接近物体的是泥土上的灰尘,其次是这块泥土本身.

范文七:美丽的彗星 投稿:曹浽浾

美丽的彗星

  浙江省嘉善县实验二小505班徐程

  夜,静静的,有那幽幽的月亮,有那闪闪的凡星,只是没有那一道美丽的彗星,陪伴着那湛蓝的天空。

  夜,那寂寞而又昏暗的夜,缺少了那唯一的彗星。我喜欢风,不过我更喜欢小花被风伯伯吹得弯下了腰,那多像一个小姑娘在采茶叶。我喜欢奔向天空,冲入云霄,摸到闪闪的凡星,我真想走向蔚蓝的海洋,沐浴那温柔的月光,让那柔和的风伯伯从我的身边飘来飘去,看那美丽的彗星。( 书村网 www.mcqyy.com )

  彗星!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的身影啊!我多像是你的粉丝啊!我真想见到你——美丽的彗星。

  我多想在你的身边,陪伴你,我要在太阳公公没来之前飞到天上去,所以我找了一把好弓,将自己飞上迷离闪烁的夜空,我站在一个人都没有的空旷的野田中,我不想伤害那无辜的嫩草,看着夜空,闭上那大大的眼睛,一松手,我多么希望我会像一颗彗星那样,划出一道完美无缺的曲线,这是一道人生的乐趣,述说着想念彗星的理念。

  我依然在飞,生活还等我去体验、幻想……

    浙江嘉兴嘉善县嘉善县第二实验小学五年级:徐程

范文八:不靠谱的彗星 投稿:尹珮珯

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可能对地球构成撞击危险的较大型彗星的数量可能比我们原先估算的更多。研究人员认为,6500万年前恐龙的灭绝可能就和一次大型彗星撞击事件有关,而如果再发生一次类似事件,那么它将再次在地球上引发一次生命大灭绝。

  这类被称作“半人马群”的彗星体在20多年前被发现,它们是一群由水冰和尘埃构成、运行在海王星轨道外侧的不稳定轨道上的小型天体。它们的直径可达50公里至100公里,质量相当于所有目前已知近地小行星的总质量之和。这些彗星体的运行轨道会和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的轨道之间存在交会。

  偶尔,当一颗这样的彗星体太过接近其中的一颗巨行星,受到强大的引力扰动之后,彗星体的轨道可能会被改变,转而朝地球飞来。根据研究人员的估算,发生此类事件的概率约为每4万年至10万年一次。随着彗星越来越接近太阳,彗核开始解体,产生大量的碎屑体,使得地球遭受撞击变得几乎无法避免。

    英国白金汉大学的比尔・纳皮尔指出:“在过去的30年间,我们投入大量资源追踪并评估小行星对地球构成的撞击威胁。而此番工作则表明我们还需要将目光放得更远一些,看看木星轨道外侧的情况,关注那里的半人马群彗星体。

  研究组人员称:“一次半人马群彗星体的撞击事件将会把大量的尘埃和烟尘送入大气,从而产生类似‘核冬天’研究中所描述的那种情形。考虑到撞击的规模,地球上生命遭受的生存威胁值将会非常高。”

  目前,美国宇航局对大约12992颗不同的近地小天体进行轨道追踪和严密监视,包括所有已经被发现的且运行轨道过度接近地球的小天体目标。根据该机构的评估,目前大约有1607颗这类小天体可以被归入所谓“潜在威胁小行星”,而这项最新研究表明,或许还应该将数百颗半人马群的彗星体加入这个长长的名单之中。(据新浪科技)

范文九:彗星是什么味 投稿:熊犻犼

欧洲太空局的科学家通过“罗塞塔”彗星探测器上的探测器,成功地获取到了67P/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67P/C-G)彗星气体中的一些有趣的化学信息,其中包括氨、甲烷、硫化氢、氰化氢和甲醛等分子,不过它的味道并不怎么让人愉快。他们在其博客中发帖称:“闻到彗星的味道后,你一定会非常后悔。”

   从彗星上获得这些信息的是“罗塞塔”上一种名为Rosina-DFMS的质量光谱仪,当彗星靠近太阳时,它能分析出彗星气体的特征。

   负责该质谱仪的首席科学家卡森・阿尔特维格说:“67P/C-G彗星的气味相当强烈,其中有硫化氢发出的臭鸡蛋味、氨产生的马尿味、刺鼻的甲醛味、氰化氢像杏仁一样的苦味以及甲醛挥发出的酒精味。除此之外,还要再加上一点二硫化碳带来的甜甜香味。”

   “罗塞塔”彗星探测器于2004年3月发射升空,经过历时10年5个月零4天、总长超过64亿公里的太空飞行,它在2014年8月6日终于追上了67P/C-G彗星,进入距离彗星约100公里的轨道并围绕其运行。在飞行过程中,“罗塞塔”曾3次经过地球、一次经过火星和另外两颗小行星。

   作为人类首个近距离环绕彗星飞行的航天器,“罗塞塔”于2014年11月12日成功地在彗星释放着陆器“菲莱”,这是人类首次登陆彗星的壮举。科学家认为,太阳系旅行者――彗星就如同时间胶囊一样,蕴藏着太阳系形成时期留下的原始物质。对其尘埃、气体、结构及其他相关物质的研究,将有助于揭开太阳系形成、地球上水的来源乃至生命起源的奥秘。

范文十:彗星的自述 投稿:方猜猝

大家好,还认识我吗?不会把我给忘了吧?我是来自宇宙的可爱彗星呀!  

  我的头部很尖,尾部又四处散开,"外貌"有点像扫帚。就因为这特别的形状,致使我蒙冤生活了那么多年。  

  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哎!说来话长。不过,为了让你们知道,那我就长话短说,告诉你吧!  

  一些不科学的人们看见了我的模样,便称我为"扫帚星",更厉害的称我为"妖星",还将我与那些天灾人祸联系到了一起。  

  现在,科学渐渐发达起来,人们对我的看法也有了一些改变。可是有些人对我还不够了解,还是那么固执,继续他们的迷信观念,对我还是那么讨厌。这次,我为了我的兄弟姐妹们,也算是为了我自己,来做一次特别的"自我介绍"。希望通过这次的"自我介绍",能够使大家对我有更深的了解。对我的看法呢,也改变一下吧!  

  我知道,人们就是看不惯我那扫帚似的的身体,就是它使人们讨厌我的。那么我就先来说说我的身体吧!  

  通过科学家对我更进一步的研究,现已将我的身体分成了三个部分,那就是彗核、彗发和彗尾。彗核也就是我身体的中心,集中了我大部分的能量;在彗核外面包裹着一层云雾似的东西,是什么呢?科学家称之为彗发,顾名思义也就是我的"头发"。我的"核"与"秀发"联在一起,就变成了我的头。当我与太阳爷爷聊天时,距离越近,我的"头发"就越大,"头发"中间的一些气体与灰尘就被太阳爷爷推向了后方。这样,就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尾巴"。用科学语言就叫做"彗尾"。对我而言,就是我的"尾巴"。  

  哎哟!对了,你们瞧我这记性,还真差点把哥哥给忘了。在我们彗星家庭里,有数不清的成员,其中老大就得数"哈雷"哥哥了,"哈雷"跟我们这些小彗星们可不一样,它得74年才跟大家见上一次面,人们一般都可以见它一次或两次,可有些人恐怕一次也见不着。哎,哥哥就是哥哥,就喜欢摆架子。  

  好了,听完了我的这一番介绍,大家对我是否有了个更深的了解呢?可再也不要将我称为那令人讨厌的"扫帚星"了哟!否则,我可真要生气了。  

  时间不早了,哥哥姐姐要我早点回去的。再见吧,地球上的朋友

字典词典市委办主任市委办主任【范文精选】市委办主任【专家解析】奥运会开幕式的作文奥运会开幕式的作文【范文精选】奥运会开幕式的作文【专家解析】安全第一课安全第一课【范文精选】安全第一课【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