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积累率_范文大全

资本积累率

【范文精选】资本积累率

【范文大全】资本积累率

【专家解析】资本积累率

【优秀范文】资本积累率

范文一:资本积累率 投稿:汪锏锐

资本积累率

资本积累率即股东权益增长率,是指企业本年所有者权益增长额同年初所有者权益的比率。资本积累率表示企业当年资本的积累能力,是评价企业发展潜力的重要指标。

资本积累率=本年所有者权益增长额÷年初所有者权益×100% 内容解释:

1、本年所有者权益增长额是指企业本年所有者权益与上年所有者权益的差额,本年所有者权益增长额=所有者权益年末数-所有者权益年初数。数值取值于“资产负债表”。

2、年初所有者权益指所有者权益的年初数。数值取值于“资产负债表”。 资本积累率的指标说明

1、资本积累率是企业当年所有者权益总的增长率,反映了企业所有者权益在当年的变动水平。

2、资本积累率体现了企业资本的积累情况,是企业发展强盛的标志,也是企业扩大再生产的源泉,展示了企业的发展潜力。

3、资本积累率反映了投资者投入企业资本的保全性和增长性,该指标越高,表明企业的资本积累越多,企业资本保全性越强,应付风险、持续发展的能力越大。

4、该指标如为负值,表明企业资本受到侵蚀,所有者利益受到损害,应予充分重视。

举例说明:(资本积累率计算表 单位:万元)

项目 2002年 2003年

年初所有者权益 11546 12556

年末所有者权益 12556 14190

所有者权益增长额 1010 1634

资本积累率% 8.7 13.0

结合上表显示,该企业的资本积累率2003年有大幅度增加。该指标反映了企业当年资本的积累程度,也即企业可以进行扩大再生产的能力,是评价企业发展潜力的重要指标。

范文二:第4章:资本积累 投稿:龙揯揰

第四 章 本资积累

一第 简节再单生和产大再扩产

第生节 二 资有本构成机相和对过剩口人第三

节 资本义积主累的史历趋势

四章 第资本 积累

通过章学习,使学生本

了资解积本累扩与再生产大关系,资的本积累的因动

掌握资本;义主积的一累般律和规史趋历势。

四第章 资本积累

本章教学点重再

生、资产积本、累本有资机成、构资本聚积、资本中等概集;念资

主本义单再生简的产特点;资

本累的实积、动因及影质资本响积累因素的

资本主;义积的累历趋势。史

本章学教难点

商品生产所权规有律变为转资本主义占规律有;

本积资对累无阶产的级响。影第一节 简单再生

和扩大再生产产一、

本资主义单简生再

产二资、本主义大扩再产生和资积本累

一资本、义主单简生再(1)产(

)生一产和生再产(1)

1、再生及产其内容①

再生产的义:含断不重、复不更新断的产生程,过就是再产过程。生

再②生产内的容:

社再会产生,其就内容讲,首来是先质资料物再的生;其产次再,产过程同时又生是生产系关的生再产。离了一定开的生产关,任何系产和生生产再都法进无。

行因,此会社生产再物是质资再生料产和生产系再生关的产一统。

一、资本义主简单再生(2)产(一)生产

和再生产2(

2)、生再的产型(1类

①社会)再生,产其规按模划分,来分为简单再可产生扩和大生产再。简单

生再是指产原在有模规上复重行进再生产;的

扩大生再产是指在扩的规大上重复模进行再的生。产简单再

产生扩是大再产的基础和出发生点是,扩大再生的产要组成部重分 。一、资

本主简单再义产(3)生

(一)产生再生产(和3)2

再、生的类产型()2

扩②大生再产从,实现方式其看,又来为分延扩大再生产和外内扩涵再生大产两种型类。外

扩延大生再产是指依靠扩生产大场、增所生加产资和料劳动数量力来扩大产规模。生

涵扩内再大产生是指依靠产资生料效的提高,即通率过产资生料量质改善、的技术进的,以及劳步动生率产的提来高扩生大产规模。

在现的实经生活中济,粹的纯外延大扩生再产或纯的粹涵扩大内再生产不存在是,外延扩大的生产中再含包有内扩涵再生产大内容,内涵的大扩生再中包含产外延扩有再大生产内容,的者总二相互结合在是一的。

起一、资主义本简单生产(再)4(

)二资主义简单本生再产1(

)、资1本主简单再生义产含的义:指资是家将剩本价值全余部于个用人费消,再使生在原有的产模上重复进规。行

2、资本主义简再生单的特点产1)(

第,一本家支付资工给人的工资

即可资本,是变工人己创造自。的果如立地从孤次一生过程产来,看就造成一种假象,工会拿到的人货工资币是资,家垫付的本,是产资阶养级活工了。人但是,从再生产过程来,看不就难现,发资本家给工付的人工资,不过是只工在人上次生产一过中程产出来的生品产价的值一部分。

一、资本主义简再单产(生5)

二)资本主(简义单生产(再2)

2、资主本简单义生再的产特(2)点第二,

本家资的全部本都资是人工创的造。为不因管本家资全部资本的的初来最如何源,经过定一时期,都的被会他自己全们消费部掉资。本的家全部本,资过一定时经期都变会由成工人创造剩余价值构的成都成,资本了的化余价剩值。第三,工人

的人个费也是消从于资产属阶级的是,资为本生家出产可供剥削的动力劳从一个。立孤的生过产来看程工人的个人,消是在费生产过程外以行的,纯进工人自属的事己情,同资本义生主过程无关产。但是从再,产生过程分析来工人个,消人的费实是为质本家再生资产可出供剥削的其劳力,动而也是资本因主再生产义必的要件。条

资本主的义再产生是,质物资再料产生和资主本生义关产系再产的统一。生

二资、主本义大扩生再产和资积累本1()

一)(资主本义扩大生再产

1、资主义扩本大生产:再资指本家把余价值剩一部的转分为化追加资,本生使在产大扩的规上模复进重。行2、

资积本累①

资本累积的含:义把剩余值价转化再资本,为即余价剩值本化资叫,资做本积累

②剩。价值是余本资积的累惟源一,资泉积本是累扩大再生的重要产源。泉离了开剩价值余,把不剩余价值再化转为本资资,积本就累从无起。谈资本家要进行扩大生产,再须要必一有定量的数加追资本即,需要先事进资本行积。累 二

、本资主扩义再大生产资和本积(累)2

()资二本积的实质(累)

11资、积本的实累

质资本积累的实质:资是本利家无偿用有占工的阶级创人的造余剩价,值进资行本累,积大生产规模,从扩进而一无步偿占有地更多的剩余值。价

、二资本主扩大义再产和资生积本累(3)(

二资)本累积实的质2()

2、品生产商所有权律如规转何变为资本主占有规义

律①商生产所品有规权,律指是要占别有的人劳动品,产须用自己必劳的动品产进行去价等换。交→资主本义有占规律,是指资家无本占有偿工阶人级创造的所剩余价的规值律。

资本与劳动力②交的是按等价的原则换进的行符,合品经商的济值价规,资本律家按动劳价值支付了工力资但这。表是面现,而象质实容却内是:第,用来交一换劳力的那动

部分本资本身只是不等价物付占有的而人劳动产品别的一部分;第,二部分资本这仅不必须它由的生者产即人工补来偿而且,补偿时在还要加新上的余剩额。

这,所样权对资本有家来说,表就为占有现人别偿劳动的权无利实现了,品商产生所有规权向律资主义占有本律的转规。

二变资本、义主扩大生产和资再积本(4)累

()三资积本的累动因影和资本积响的累素(因1

1)资、积本的客观必累性:一然面方追求更,的剩余多值是价资本积的内在动力累;一另方,资本面义竞主争资是积累本外在压的力

。、2影响资本累的因素积()1⑴

劳对动力的削程度剥。提高动劳度强延,长劳时间,压动工资等低办法都可以,加增本积累资

二。资、主义本大再扩生和产资本积累(5)

()三资本累积动因的影和响本资累积因素(的2)

2影响、资积本的因累素2)(⑵社

会动劳产率生的平水。①会劳动社产率的生提,生活资高料价值的降低,而使劳动力价从值下,降就提可剩高余值率,增价加剩余值量,价大积扩累规。模②在社劳会动产生提高率时,商价品值降下同量,资便本可购买更多以的劳动和生产资料,于力就是可以生产出多更的剩余价,从值而也就增加了本资积的累数。③随量社会劳动着生率产的高和商提价值的下降,同品剩量价值余现表更为多的商品,这,资本样家可以在就不减少甚至增加他的个消人的情费况下,增加本积累资数量。的在④动生产劳提高率条下,件当新更原的有生产料资,时可由效率高和价更值便宜的更产资料生代替的旧产资生,从而资料本家以获可超得剩额价值或余对相余剩价值增加资,本累积的数。

量、二本主资义扩再生大和产本积累资()6

(三)资本累积动的和影响资因本累的因素(积)3

、2影资响积累本的因素3)(

所⑶资本用所和资费本差额。所的资用就是本在指产过程生发挥中作的全用劳动部资料的始原值;价费所本资指是生在过产程已中消耗的劳动资料价值所用。本资所费资本和之有间个差额一这,个额差表,劳动明资的料价值生产过在程中虽然有已部一转移分到品产中去可它的使用,价值并不此因少,减仍然为作个完整一劳动的料资挥发作。用这样劳,动料的作用资力能就会,如同空等气然自一样力提供,无偿的服。

务预付资本量的大小⑷。果如变资本不和可变资本的比例不,那么,预付资本量变大越其,的中变可本资越也大取,剩得余价值越多也从,而积的规累模也就大越。

第节 二资有本构成和相机过对剩人

一、口本的有资构机成

二资本、聚积资和集本中

、相对过三剩口人

、资本义主累的积般规一律

一资、本的有构成(1)机

1资、的构成本

①物从质态形上看资,是本一由数量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定构力的成它,们间的比例之是生由的产技术水决平定。种由这生技产水术平决定的产资生和料动力劳间的比例之,叫做资本技术的成构。②

价从形态值上看资,是由一本数量定不变的本资可变资本构和的,它们成之间的比例叫资本做价值构的成。

③本资的术技成构和价构值成间之存在密切着的机联系有,资的本技术成构定价值构成,决本资价的值成构变通常化映反技构成的术化变。过,不这反映种不是对绝的,而只能近似的。

是④资本的技由构成术决定,所并反映着且技术成变化的构资价值本构,成做资本叫的机构有成可用公,C:V式示表。一、

本资的有机成构2)(2、

资本机构有成现出呈断不提的高趋势

因在资为主本义扩大再生产过的中,程本家为资追求更了多剩的余值和价在争中竞取优得势,必不断然进改企业的技装备,术个每劳力动用的机使设器备原和料材也越就来越,结果多在部全本中资不变资本,占比重增大,所变资本所可占比相对缩小重,而从导资致有机本成的构提。 高二

资本积聚、和本集中

资、资本有1构成机提的,高一是般以别资本的个增大为提的前个。别本资增的大,则通是过资本积聚资和集中本两途径来实条现。的

、资本2积聚①

本积聚的资含:指个别资义本靠依剩价值的余本资来增大化己的资自总本额。

资②积本和资本累积聚的系:关一方面,本资积是伴聚随资着本积而累行的进,本积资是资聚积累的直本接结果;一方另面,资本积聚是又本资累的一积个重条要件资。本手中积聚家资的本多,越有越利于多的资更本积。 累二

、资本聚和资积集本中3()

3资本、中集

①资集中的含本:资本义集中是若干把散的分小资中本并成合为资大。本

②资集中本的有力杆杠竞争是信用。和

4资、本聚积和资集本中者两区别的联和系()

区别:1随着个①别资本的积,社聚会本总资额也增会大来起;资而本中则是由众集中小资多本并合成为数少大资,它不会增大社本会资本总。额资本积②聚受到要会财富社绝对长增度速限的,因制,此它增的速度长较比缓;而资本集慢中受社会财不增富长度的速制,它可限使以别个资本短在时内迅速增间大。

二、资本积和资本聚集中4)(

4、资积聚本和本资中集两的者区和别系(2联)资本积聚

资本和集之中的联间系

一方:,面资本积聚个别资使本的模日益规大增,从而加资快集本的中度;速另一方面,

本资中集的结,果资使规本模迅扩速大,

从而加了资快本积的和积累。聚

时同不,论资是本积聚是还资本集,中可都以社使劳会动到得更学、科更合的组织和利用。理

、相对三过人剩口()

11相、对剩过口人的形

成相对①过人剩口含的义:是相对它于资本劳对动需力求而表现过为剩劳的人动。口②

对相剩过口人是资本累积必然产物的一

面,随着方本积累的资长和资本有增构成的机提高,变资本的比可重下降,本对资动力劳的求相需、甚至对对绝减少。

另一方地面随,着资积本的累进行,劳动力的供却日给益绝地增对。因为加:、a由于术技进步和机器的泛广用,许多使作操得变单了简,导大致量的女和儿童涌进工厂;b妇资、本主义发展,促的小生产进者迅分速化,大农民和手工批者破业,产纷纷加入佣劳动者雇伍;队、在c本资义激主竞争中烈,许多小资中家破本产被,沦迫雇为佣动劳者。三

相对过、人口(剩2

2、相)过对人剩口的在存不仅,资本主义是度的制必然物产,且是而本主资义产生方存式在发和展的要必条:件

一,相对第剩过人的口在,存使资家本可随以时找可供到削的劳剥动力资本主义。生通产是常周期性发的展,在机期危间,量大动力失劳;在业荣繁间,又需期大量要增添劳动力如。果仅依仅靠口人的自然繁殖,是法适无这种需要应的而,对相剩人过的口存,在可就随以时提供需所劳的动。力

第二,量大对相剩人过的存在口,利于有本资家加对工人重的削剥这。是为,因劳在动供力于求过 的情况,资下本可家乘机压以工低,使用更资廉价的动劳力,还以可使迫人工遵守本资义的主动纪劳。律

、三相对过人剩(3口)

、相对3剩人口过存的在式

形本形式有三基种:

一第流动的,剩过口人

第二潜;在过的人剩口

;三,第滞停过的剩人口 。

四资本、义积主累一般的律

规1资本、主义积的一般累律规内容的一方:面,会社财越富越来中集在资产阶手中;另一级方,面会财社富的接直造创——者无产级却阶生极不安定活,作没工保有障,业人数不断失增,加许人陷入依靠多济救活生贫困境的地。

、2本主义资累的一般规律,积深刻揭地示资了本主积义同累产资阶级财富和无产的阶的贫困级间之内的在、本的必质联然,即系:着随资的本积累在一,是极资阶级财富的积产,同时在另一累是无极阶产贫级的困累积。

第三资本主义积节累的历趋势史

一、资本原始积累的二

、资主本义累积历的趋史

一、资势本原始的积(1)

1、累本主义资生方产产生的条式件

第一,:要大有批有人身由自又而失生去产资和料生活料的资动劳,他们者有只靠出劳卖

动力才能谋生

;第二少数,人手积中起累大量为组资织本主生产义必需的货所币富,财以用佣雇人工和购买生产料。资

史历上,述两个条上的件产生,本原资始积起了重累的加速作用。要

一、本的原始积资(1)累

、2本资原始累积()

1资本⑴始积原累的义含指:兴新产资阶级用利力暴手,迫使小生产者与段生资产料相离分,生产把料资和富财集到自己手中并转化为资本中的过。程一

资本的、始积原累

、2本资原积始(2累)⑵资本原始

累积途的径第

一,用暴力夺农剥民土的,迫地他使变成们无者,为产资本义主迅发速展供大批提廉价的动劳。力一过这程在国英现表得最典为型。1世5末纪和16世初纪英国为,应适毛工业发展的需要纺开,始了规模大“的圈地动”运使得大,批农没有栖身民之地,沦一为无所的有产无。者

二,从第内外国夺大量掠富财为,本主资迅速发展积义累币货资。资本主义本家国过战争和通海盗的贸式易服殖征民地,从济落后的国经和家区地掠巨夺财富。额兴资产阶级新远涉洋重通,抢过、劫断贸易垄、卖贩奴等隶段,从手国外掠了回大财量。 富二

、本资主义积的历累史势趋()

(一1)本资主积义的累史历作用

列宁评价:资说主义本进的步的历作史用,可用以个两简的论短来点括:概会生产社的提力高和劳动社的会。

化二资本主义积、的历累趋史(2)势(

二)资本主义累积历的趋史势(1)1、

资本义基本主盾及其矛锐化尖

资①主本义基的本矛盾,指社会化大是产和生产生资料本主资的义私占人有制之间的矛。盾

②着资本随主积义的发累展资,本义的基主本矛盾锐化。尖这是因为,一面,方在本积资进累中程,产社生会化程度断不提高:a、劳资动料、动劳过程、劳动产品日社会化益b、社会;分工专和业不断发化,展生产部门各间之互相依、相赖互约的制作关协系日益切密c;、随着生产规的扩模和社会分大的发展,不工形仅成了统一的内市国场而且,还破了突族的民限,界形成发展和了界世场市。这种度高社的化大会生,客观产要上求社会共同占有产生料和资动产品劳。是但,另方面一在资,主义积累本的过中程由于,争的竞加剧生,产资料劳和动日益集中力少在数大资家本手中由私,人宰和主支配。

、资二本义积累主的历史势(3趋)

()资二主义本累的积历趋史势2(

)2资本主、义累的发展,积自己的为灭准亡了备件条。方面,一资本义社主会化产为建立生会社义主产关系生准了客备观的物质件条另;方一,面为也革资变本主生产关义准系了社会力量,即无备产级。阶代现化生大产锻的炼

,培养了们他的织性组纪律和性无产阶级;受资深产阶的级剥削压和迫使他,们高于富反抗和性革性命马克。思义的主革命理论又,使他认们到自己的历识史使,他命必们承担起推翻资本主将制义度历史的任重。3、

本资义主积累的历趋史:资本势义主必被然社主义会所代替,资“主本义私制有的丧就钟要响了。敲剥者就要夺被剥夺。了”第

四 章 思题考1、从

资主义简单再本产的生析中分以可看资本主出生义产关的哪些特系点

2、?本资积累的质本是么,什资本家什么要为进行资本累积?

3、什么是资本积聚资和本集中两者有什么联系和?别区?

范文三:第4章资本积累 投稿:白粂粃

第4章 资本积累

一、 概念题

1. 内含扩大再生产:指依靠生产技术进步和改进生产要素质量来扩大生产规模,提高生产效率。与此对应的概念为外延扩大再生产,它是以生产的广度发展为特征的,人们通常称其为“粗放型”的扩大再生产。

内含扩大再生产的主要优点有:(1)可以广泛的采用新技术、新工艺和新的组织形式,以大幅度的提高劳动生产率;(2)可以节约投资,充分利用现有生产设备条件,提高经济效益;(3)可以在更高水平基础上实现生产要素优化组合,充分发挥现有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

2.简单再生产与扩大再生产:社会生产需要连续进行,这种周而复始、连续进行的生产就是再生产。简单再生产是在维持原有规模基础上的重复进行的再生产。资本家把剩余价值的一部分作为资本追加到生产上,使生产在扩大的规模上进行的资本主义再生产叫做资本主义扩大再生产。简单再生产与扩大再生产的区别主要有:

(1)生产的规模变化不同

简单再生产是指生产规模不变的再生产,即新生产出来的产品,只够补偿在生产中所消耗掉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扩大再生产是指超过原有生产规模的再生产,即新生产出来的产品,除了补偿生产中已消耗的物质资料以外,还有多余的物质资料可以追加到生产中去,借以扩大原有生产的规模。

(2)生产所带来的剩余价值的用途不同

资本主义简单再生产是指资本家把剩余价值全部用于个人消费,生产在原有规模上进行的资本主义生产。资本主义扩大再生产是以资本积累为前提的。为了实现社会总资本扩大再生产,资产阶级必须把剩余价值的一部分用于积累,作为追加的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投入生产。

(3)两者的意义不同

资本主义简单再生产不仅是物质资料的再生产,而且是资本价值的再生产,特别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再生产。资本主义简单再生产揭示了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个人消费是资本家再生产劳动力的必要条件,工人是资本的附属物。

马克思的扩大再生产理论虽然是对很多资本主义制度所做的具体分析,但却包含着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经济活动的共同规律,撇开生产的资本主义形式,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经济运行与管理也是适用的,具有重要意义。

3. 社会再生产:指整个社会或整个国民经济范围内的总的再生产。个别再生产和社会再生产的关系是个别和整体的关系,个别再生产是社会再生产的有机构成部分和基础,社会再生产是相互联系、相互交替的个别再生产所构成的有机总体和前提。社会再生产过程中,存在着许许多多的个别生产单位或企业,在社会分工的总体系中相互建立紧密的联系,相互交换其产品或劳务,因此,它们的存在是互为前提、互为条件的。个别再生产正是通过这种相互联系而形成为有机的总体。这种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的个别再生产的总和,构成为社会再生产。

4. 资本积累:指剩余价值的资本化。资本积累的实质就是资本家用无偿占有的剩余价值增大资本,扩大生产规模,从而进一步无偿占有更多的剩余价值。资本积累是资本扩大再生产的重要源泉。

剩余价值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由资本家用作个人消费,另一部分用作资本或积累起来。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剩余价值分割为资本和收入的比例,决定资本积累量的大小。如果在一定量剩余价值中资本家个人消费的比例大,积累量就小;反之,资本家个人消费的比

例小,积累量就大。

5. 资本价值构成:指资本在价值形态方面的构成,即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比例,用公式表示为c:v。资本价值构成与资本技术构成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一般来说,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会引起资本价值构成的变化,而资本价值构成的变化却不一定是由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引起的。

资本有机构成是以价值构成来表示的。但是,这里的价值构成是必须反映技术构成变化的价值构成,不是由于技术构成变化引起的价值构成变化就不属于有机构成的范畴。

6. 资本有机构成:指由资本的技术构成决定并反映资本技术构成变化的资本价值构成。在生产过程中,一定的资本由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两部分构成,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一定的数量比例关系。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之间的数量比例关系是由生产技术发展水平的高低决定的,所以称为资本的技术构成。

从价值形态看,用于生产的资本是由不变资本两部分组成,不变资本价值和可变资本价值之间的数量比例关系称为资本的价值构成。资本的技术构成从根本上决定着资本的价值构成,资本的价值构成的变化,通常反映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资本有机构成是把资本技术构成和资本价值构成结和在一起的概念。

7. 资本的技术构成与资本的价值构成:资本的构成可以从物质形态和价值形态两方面来考察。从物质方面看,资本是由一定数量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构成的,它们之间也有一定比例。一般说来,这个比例是由生产技术水平决定的。生产的技术水平越高,每个工人所使用的生产资料数量就越多;相反,技术水平越低,每个工人所使用的生产资料数量就越少。这种反映生产技术水平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之间的比例,叫做资本的技术构成。

资本的价值构成是指资本在价值形态方面的构成,即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比例,一般用c:v表示。资本价值构成与资本技术构成之间存在着有机联系,一般来说,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会引起资本价值构成的变化,而资本价值构成的变化却不一定是由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引起的。资本有机构成是以价值构成来表示的。但是,这里的价值构成是必须反映技术构成变化的价值构成,不是由于技术构成变化引起的价值构成变化就不属于有机构成的范畴。

资本价值构成与资本技术构成之间存在着有机联系,一般来说,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会引起资本价值构成的变化,而资本价值构成的变化却不一定是由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引起的。资本有机构成是以价值构成来表示的。但是,这里的价值构成是必须反映技术构成变化的价值构成,不是由于技术构成变化引起的价值构成变化就不属于有机构成的范畴。

8. 资本集中:指已经形成的各个资本的合并。它是通过大资本吞并小资本,或许多小资本联合成少数大资本而实现的个别资本的迅速增大。资本集中不会引起社会资本的增大,也不受社会财富增加量的限制。资本集中最强有力的杠杆是竞争和信用。它们可以使资本迅速增大。

资本积聚和资本集中都能使单个资本的规模增大,并且二者有相互促进的作用:资本积聚使单个资本增大,增强了资本的竞争力,有利于它在竞争中加快资本集中;资本集中又使单个资本具有更大的增殖能力,促进资本积累并推动资本积聚。

10. 资本原始积累:指新兴资产阶级运用暴力手段剥夺小生产者的生产资料,使他们沦为无产者,而把财富集中到自己手中并使之转化为资本。所谓原始积累的过程,只不过是通过暴力来实现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相分离的历史过程,是发生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立之前的初始资本的形成过程,不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部进行的资本积累对农民土地的剥夺,是使直接生产者转为雇佣工人的主要方式,它是形成资本原始积累全过程的基础。对货币财富的剥夺是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因素,这是通过殖民制度、国债、重税、保护关税和商业战争等暴力手段进行的。资本原始积累的实质,就是用暴力剥夺直接生产者,使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相分离,生产资料和货币财富在资本家手中迅速积累的历史过程。

11. 资本集中与资本积聚:资本积聚指个别资本通过把自身所获得的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即通过资本积累来增大自己。

资本集中是指把若干个已有的规模相对较小的资本合并重组为规模较大的资本。资本集中的主要途径有:一是并购(包括兼并、收购);二是联合;三是通过向社会发行股票。资本集中最强有力的杠杆是竞争和信用。

竞争和信用是资本集中的强有力的杠杆。在资本主义激烈的竞争中,由于大资本拥有较优越的生产条件,处于优势地位,因而能够战胜许多中小资本,从而兼并这些中小资本,把自己变成一个更大的资本;或者两个实力相同的资本出于更高层次竞争的需要而联合成一个规模更大的资本。同时,由于信用的发展,一方面大资本能得到巨额贷款,增强竞争能力;另一方面,在信用的基础上股份公司可以广泛地形成和发展,这样就加速了资本的集中。

资本积聚和资本集中作为个别资本增大的两种形式,它们是互相联系,互相促进的。资本积聚可以促进资本集中。因为随着资本积聚的进行,大资本的力量增长得更快,在竞争中就越容易击败中小资本;同时,随着资本积聚的进行,个别资本的增大,可用于借贷的资本数量就增加,信用也就更加发展,这也能促进资本集中。同样,资本集中也可以促进资本积聚。因为资本集中可以使资本主义企业生产经营规模迅速扩大,这有利于先进技术的采用,从而获得超额利润,以增加积累。

资本积聚和资本集中又有明显的区别:首先,资本积聚以剩余价值的积累为前提,资本集中不以积累为必要的前提。其次,资本积聚的实现会受到社会所能提供的实际生产要素增长的制约,资本集中若采取原有资本之间的兼并和联合的途径,则较少受社会实际生产要素增长的限制。再次,资本积聚在增大单个资本的同时,也增大了社会总资本;资本集中若采取原有资本之间的兼并或联合的途径,则一般不能直接增大社会总资本,但可以改变资本的结构和质量。最后,通过资本积聚方式扩大单个资本规模,一般速度较慢,资本集中则可以用很快的速度实现资本规模的扩大。

二、 简答题

1. 影响资本积累的因素有哪些?

答:资本积累是剩余价值的资本化或把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资本积累是资本主义扩大再生产的源泉,影响资本积累量的因素可以做具体的分析。

(1)在剩余价值量一定情况下,积累量由剩余价值分为资本和收入的比率来决定。

剩余价值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由资本家用作个人消费,另一部分用作资本或积累起来。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剩余价值分割为资本和收入的比例,决定资本积累量的大小。如果在一定量剩余价值中资本家个人消费的比例大,积累量就小;反之,资本家个人消费的比例量小,积累量就大。

(2)在剩余价值分为资本和收入的比例已定的情况下,积累量的大小取决于以下因素: ①劳动力的剥削程度。剥削程度越高,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量越多,资本积累数量也就越多。资本家提高对工人剥削程度的主要手段是:第一,把工资压低到劳动力的价值以下。资本家往往把工资压到劳动力价值以下,从而把工人的必要消费基金转化为资本家的积累基金。第二,延长工作日和提高劳动强度,可榨取更多的剩余价值,增大积累。同时,由于延长工作日和提高劳动强度而获得追加劳动,没有不变资本部分的相应增加,更有利于积累的扩大。

②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水平和科学技术进步。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科学技术进步,剩余价值会相应增加,资本积累会随之增大。这是因为:第一,劳动生产率提高可以增加积累。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体现一定量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的产品量也会增大,这样,在剩余价值率不变甚至下降的情况下,只要其下降的程度低于劳动生产率提高的程度,剩余产品量仍会增加,因而在剩余产品分割为收入和追加资本的比例不变的情况下,资本家的消费可以增

加,但积累并不减少。如果资本家的消费水平不变或有所提高,但提高的程度低于劳动生产率提高的程度,则积累可以增加。第二,科学技术的进步可以使积累增加。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旧的机器、工具、器具等等,不断地被效率更高,功能更大和价格更小的新的机器、工具、器具所替换。从而,随着技术进步可以使得旧的不变资本,也会以生产效率更高的形式再生产出来,这就会使产品量和剩余价值量不断增大。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劳动者的素质也在提高,这也会促进剩余价值量的增加。同样,科学技术的进步,会提高原料和辅助材料的产量和质量,扩大其用途,降低其费用,从而有利于扩大生产和增加积累。废料和废物的综合利用,同样有利于降低成本和增加积累。第三,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就部门来说,可增加相对剩余价值;就企业来说,可获得超额剩余价值,从而有利于资本积累。

③所用资本和所费资本的差额增大。所用资本是指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全部资本,所费资本是指在生产过程中实际消耗的资本。如象建筑物、机器、各种设备等劳动资料,它们的价值总量和物质总量,都将随资本的增加而增加。这些劳动资料在不断反复的过程中,是以其整体参加生产发挥职能,但是它们却是逐渐磨损的,因而是一部分一部分地丧失其价值,并把价值一部分一部分地转移到产品上去的。这就使这些劳动资料所使用的价值与所耗费的价值之间发生差额,所使用的是全部资本价值,而所耗费的只是磨损和转移的小部分资本价值。因此,所用资本总是大于所费资本。而且,随着资本的增大,所使用的资本和所耗费的资本之间的差额也相应增大。这样,劳动资料的价值虽然逐渐地转移走了,转移走的价值继续发挥资本的作用,但它们的使用价值并不会同比例地丧失掉。它们依旧在生产中发挥着原有的作用,就像自然力一样,无代价地为资本家提供服务。

④积累量的大小,还取决于预付资本的大小。因为在劳动力的剥削程度不变的情况下,剩余价值量是取决于被剥削工人的人数,而工人的人数则是与预付资本量相适应的。因此,预付资本量越多,生产规模也就越扩大,因而越能增加资本的积累。

2. 资本积累与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

答:(1)资本积累的含义

在扩大再生产需要增加投资的情况下,把剩余价值(利润)转化为资本,使资本规模得以扩大的过程,叫做资本积累。资本积累是资本扩大再生产的重要源泉。实现价值增殖是资本的本质要求,它是决定资本积累的内在因素。外在的竞争压力是资本积累的动力。从量的方面看,一定时期内利润量的大小和积累率的高低影响着积累的量。由于资本积累的惟一源泉是利润,所以任何影响利润量的因素都能影响积累量。其中基本的影响因素有:利润率、预付资本的大小、生产要素效率的提高、生产中实际耗费的资本。

(2)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

马克思概括地指出:“社会的财富即执行职能的资本越大。它的增长的规模和能力越大,从而无产阶级的绝对数量和他们的劳动生产力越大,产业后备军也就越大。可供支配的劳动力同资本的膨胀力一样,是由同一些原因发展起来的。因此,产业后备军的相对量和财富的力量一同增长。但是同现役劳动军相比,这种后备军越大,常备的过剩人口也就越多,他们的贫困同他们所受的劳动折磨成反比。最后,工人阶级中贫苦阶层和产业后备军越大,官方认为需要救济的贫民也就越多。这就是资本主义积累的绝对的、一般的规律。像其他一切规律一样,这个规律在实现中也会由于各种各样的情况而有所变化。”这段话包括三层意思:①资本越大,资本积累越快和发挥的能力越大,无产阶级的绝对数量也越大,劳动生产力会越高,从而产业后备军也越大;②产业后备军越大,经常的失业人口也越多。③工人阶级中的贫苦阶层和产业后备军越大,连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也承认的需要救济的贫民就相应越多。从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的表述中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第一,资本主义积累的一般规律包括资本积累规律,相对人口过剩规律和无产阶级贫困规律。

第二,资本主义积累一般规律是绝对的规律,这就是说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存在,就必然存在这个规律。

第三,资本主义积累一般规律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在现实中,其表现形式由于各种各样的情况而会有所变化。

3. 简述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对工人就业的影响。

答:(1)资本有机构成指由技术构成决定并且反映技术构成变化的资本价值构成。凡是简单地说资本构成的地方,一般应当理解为资本的有机构成。资本构成的变化,一般是以单个资本总额增大为前提的,而单个资本的增大是通过资本积聚和资本集中这两种形式实现的。

(2)资本有机构成提高或形成相对过剩人口,影响工人的就业。资本有机构成提高,资本积累对工人阶级的影响随着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随着资本积累和集中的进行,资本有机构成必然会不断提高。与此相应,可变资本就会日益相对减少,造成相对人口过剩。 社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与资本构成的提高是同步的。资本积累的增加是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互相促进,资本积累的增加,会促进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又会反过来促进资本积累的增长的更快一些,成为推动积累发展的最有力的杠杆。

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首先反映在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上,即生产资料的量比推动它的劳动力的量相对增长的更快一些。反映在资本的价值构成上,是资本价值的不变部分较之可变部分增长更快一些。资本的可变部分同不变部分相比相对减少。而另一方面,劳动人口也是不断增加的,即工人的供给数量是增加的,在劳动力需求相对减少的情况下,劳动力供给的增加会带来劳动者失业的增加。

随着资本积累,可变资本相对减少,从而形成相对过剩人口。所谓相对过剩人口,就是指劳动者的供给超过了资本对它的需要。就是说,这些人口相对于资本的需要来说,是“多余”的人。相对过剩人口是资本积累的必然产物,又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的条件之一。 相对过剩人口的形成是资本积累的必然产物。随着资本积累的增进,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可变资本在总资本中所占的比例相对减少,对劳动力的需求相对降低,这就必然导致一部分人失业成为所谓过剩人口。

(3)资本积累的增进,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固然使资本的可变部分相对减少,但并不排斥它的绝对量的增加。在可变资本的绝对量增加和劳动力增加很慢或不增长的情况下,工人的就业率可能会提高,即工人失业的人数可能会减少。这种情况下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对工人的就业是有利的。

5. 试说明资本技术构成和价值构成之间的关系。

答:资本的技术构成。从物质方面看,资本是由一定数量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构成的,它们之间也有一定比例。一般说来,这个比例是由生产技术水平决定的。生产的技术水平越高,每个工人所使用的生产资料数量就越多;相反,技术水平越低,每个工人所使用的生产资料数量就越少。这种反映生产技术水平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之间的比例,叫做资本的技术构成。资本的价值构成。从价值形式看,资本分成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的比率,或者说,分为生产资料的价值和劳动力价值即工资总额的比率,称为资本的价值构成。

资本技术构成和价值构成的关系主要表现在以下两点:

第一,资本的技术构成和价值构成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资本的价值构成以资本的技术构成为基础,资本的技术构成决定资本的价值构成。资本的技术构成变化了,资本的价值构成也就随着发生变化,而资本的价值构成变化通常又可以反映资本技术构成的变化。由资本技术构成决定,并反映资本技术构成变化的资本价值构成就叫资本有机构成。

第二,资本技术构成和价值构成反映的角度不同。资本的技术构成是从物质方面反映资本的构成,不涉及物质的价格问题;资本的价值构成是从价值方面反映基本构成,还反映了

价格。所以当生产资料的价格变化时,资本的价值构成发生变化,但资本的技术构成不发生变化。

三、论述题

1. 怎样理解相对过剩人口既是资本积累的必须产物,又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的必要条件?

答:(1)相对过剩人口是指超过资本对劳动力的需求而形成的相对多余的劳动人口,相对过剩人口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产物。理解相对过剩人口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产物,需要分析相对过剩人口的成因,相对过剩人口的成因可从需求与供给两方面来分析。

①从劳动力的需求方面看,随着资本积累的增大,资本有机构成的不断提高,在总资本中不变资本部分便逐渐扩大,可变资本部分则相对减少,也就是说,对劳动力的需求会相对地减少,尽管所需雇佣的工人绝对量可能会减少,也可能会增加。

②再从劳动力的供给方面看,由于某些因素会导致雇佣工人的总数增加。例如,随着各种先进机器的广泛使用,减轻了体力劳动的繁重程度,简化了操作,便于大量使用女工和童工及非技术熟练工人;竞争和两极分化会使大批农民和小商品生产者、甚至一些中小资本家破产,加入到雇佣劳动者的队伍;总人口的增加、退休后再就业及某些产业结构的调整等,也会加大劳动力的实际供给。

可见,随着资本主义积累和社会的发展,一方面会造成资本对劳动力需求的相对减少,而另一方面又会造成劳动力供给的不断增加,这就使得劳动力的供给超过资本对劳动力的需求,从而必然造成大量的劳动者失业,形成相对过剩人口。但这种相对过剩人口,并不是社会上绝对多余的人口,不是社会财富和生产能力已经容纳不了的“过剩人口”,而仅仅是劳动力的供给超过了资本主义积累对劳动力的需要的过剩人口。所以,相对过剩人口是资本主义积累的必然产物。

(2)相对过剩人口的存在同时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条件。

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大量相对过剩人口,不仅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产物,而且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条件。相对过剩人口的存在构成了劳动力市场和剩余价值规律发生作用的机构和条件。这是因为:

①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运动是繁荣、危机、萧条和复苏等阶段组成的周期性的波动过程,资本增殖对于劳动力的需要随着经济的周期性波动而在不断发生变化,相对过剩人口的存在可以随时调节和满足不同时期资本对劳动力的需要,从而起到劳动力蓄水池的作用。

②过剩人口形成一支可供支配的产业后备军,它绝对地隶属于资本,不仅可以随时为资本增殖的需要提供劳动力资源,而且通过劳动市场的竞争,对工人的就业和工资水平的形成施加压力,从而把劳动力市场的作用范围限制在符合资本增殖需要的界限之内。

⑶相对过剩人口的存在,既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物,又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存在和发展具有重要的作用,所以,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可能也不会真正愿意消灭失业人口。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一些资本主义国家还出现“结构性”失业,即由于新的科学技术在生产中的应用而不能适应要求的失业人口。

因此,相对过剩人口既是资本积累的必须产物,又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的必要条件。

范文四:社会资本的积累 投稿:李偹偺

社会资本的积累 社会资本包括: 1.因由家族、宗族、种族形成的血缘关系网、 2.因居住地域形成的熟悉关系、 3.因共同学习而产生的关系、 4.因共同工作或处理事务而产生的社会关系。 5.因工作中与各类客户打交道而形成的社会关系。 职业经理人在为顾客做好服务, 提高企业经济效益的同时, 切莫忘了投入自己的诚信和情感, 积累自己的社会资本。 根据重要程度的不同,社会资本可以分为三种: 一是对职业和事业生涯能起到重大决定作用核心层。 二是在核心层的基础上的适当扩展,如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其他领导、其他部门同事、一般 下属、次重点客户、对自己有影响的老师、同学、朋友等紧密层。 三是根据自己的职业与事业生涯规划,在将来可能对自己有重大或一定影响的松散备用层。

确定职业生涯规划>评估社会资本现状>明确社会资本需求>设计社会资本结构>制定社会资 本规划>制定行动计划。 ① 在拓展你社会资本的过程中,要注意深度、广度和关联度。 深度即社会资本纵向延伸的情况,达到了什么级别; 人际的广度即社会资本横向延伸的情况,范围(区域与行业)有多广; 人际的关联度指社会资本与个人所从事行业的相关性和社会资本直接的相关性。 社会资本既要有广度和深度, 又需要关联度, 利用朋友的朋友或他人的介绍等去拓展你的社 会资本,从长远考虑,千万不要有人际“近视症”,需要关注成长性和延伸空间。 ② 根据你的职业发展规划,可以列出需要开发的社会资本所在的领域,然后,你就可以要 求你现在的人际支持者帮你寻找或介绍你所希望的人际目标,创造机会,采取行动。 ③ 参与社团可在自然状态下与他人互动建立关系,从中学习服务人群进而创造商机并扩展 自己的人际网络。唯有接近人群,打开人际通道,一通百通,才是创造财富和寻找人生机遇 的最佳捷径。 学习是绝佳通道。志同道合的平台,有三大好处:一是走出去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二 是一学习才知道自己孤陋寡闻;三是培训班不仅是一个学知识、长见识、开思路的好地方, 更是我们借此拓展社会资本的好机会、好平台。你结识的人数越多,那么,预期成为你的朋 友至交的人数占你所结识的总人数的比例越稳定。广结人缘,你必须服从这个永恒的法则。

如何管理社会资本 没有什么比帮助一个人更能打动他; 赢得朋友的最好方式就是像一个朋友那样待人处事。 我 们所拥有的一切中绝大部分及最好的部分都离不开他人。你或和朋友相处,或与敌人为伴, 此外别元选择;每天都赢得一个朋友,如果他不能成为你倾吐衷肠

的密友,至少也可以成为 你的支持者。 企业经营管理中有一个著名的“二八”定律,这是指在企业中 20%的产品在创造着企业 80% 的利润,20%的顾客为企业带来 80%的收入,20%的骨干在创造着 80%的财富,80%的质量 瑕疵是由 20%的原因造成的等。二八原理告诉我们,要抓住那些决定事物命运和本质的关 键的少数。 经营社会资本也是如此。 对你一生的前途命运起重大影响和决定作用的, 也就是那么几个重 要人物,甚至只是一个人。所以,我们不能平均使用我们的时间、精力和资源,我们必须区 别对待,我们必须对影响或可能影响我们前途和命运的 20% 的贵人另眼相看,我们必须在 他们身上花费 80%的时间、精力和资源。 四通八达的人际网络需要爱心的浇灌, 需要精心的梳理, 需要细心的呵护, 需要耐心的期待。 因此,你应该将社会资本经营管理,纳入你的长期和短期的职业事业规划计划之中,逐步养 成经营人际的习惯。 ① 根据不同层次的社会资本分类,确定相应的联系、拜访、聚会等频次。但是,在常规的 节假日,或对方特殊的日子,比如生日,你不妨打一个问候的电话或发一条祝福的短信,或 寄上一个精致的贺卡 (或电子贺卡) 或发一封 EMAIL, , 或通过 QQ、 MSN 等进行沟通交流。 而对于 20%的关键的少数,你更要细心计划。友情投资宜走长线,拜冷庙,烧冷灶,交落 难英雄等,也是积累社会资本的好方法。 ② 但选择朋友要经过周密考察,要经过命运的考验,不论是对其意志力还是理解力都应事 先检验,看其是否值得信赖。此乃人生成败之关键,但世人对此很少费心。虽然多管闲事也 能带来友谊,但大多数友谊则纯靠机遇。 人们根据你的朋友判断你的为人:智者永远不与愚者为伍。乐与某人为伍,并不表示他是知 已。有时我们对一个人的才华没有信心,但仍能高度评价他的幽默感。有的友谊不够纯洁, 但能带来快乐;有些友谊真挚,其内涵丰富,并能孕育成功。一位朋友的见识比多人的祝福 可贵得多。所以朋友要精心挑选,而不是随意结交。聪明的朋友则会驱散忧愁,而愚蠢的朋 友会聚集忧患。 ③ 不要认错人,最糟糕的受骗莫过于此。为货物质量所欺,不如为货物价格所骗。这种事 最要需要审慎明察。辨货与识人是有区别的。能洞察他人气质,分辨其性情是一门伟大的艺

术。研读人性,应如精读一本书一样读透。 ④ 和朋友相处也需要技巧和判断力。有的朋友需近处,有的则需远交。交友不宜只图快乐, 也要讲求实用。 一位朋友等于一切。 世间任一美好事物的三大特点,友谊兼而有之:真、 善、 专一。良友难

遇,如不挑选则更难求。保住老朋友,比结交新朋友更重要。交友当寻可长久 之友,如得其人,今日之新交,他年自成老友。最好的朋友是那些历久常新,能与之共享生 活体验者。 ⑤ 不要与比你强大的人分享秘密 许多人因为分享了老板的秘密而不得善终。 听一位王子倾吐秘密并不是什么特权而是一种负 担。许多人打碎镜子,是因为镜子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丑陋。他们不能忍受那些见过他们丑 相的人。假如你看到了老板不光彩的一面,老板看你的目光绝不会友善。绝不要让人认为他 们欠了你什么,尤其是那些有权势的人。与他们交往,应该依赖你给过他们的帮助,而非他 们给过你的帮助。 朋友间互吐心事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 把自己的秘密讲给他人听的人将 自己变成了奴隶,这是老板无法容忍的暴行,为了找回失去的自由,他们会不惜践踏任何东 西,任何公理。不要去知道老板的秘密,就算不小心知道了,能装着不知道就装着不知道。

范文五:资本积累理论 投稿:魏皈皉

第四讲 资本积累理论 (第1卷第7篇)

教学目的: 通过本部分的学习,认识资本主义的历史地位和基本矛盾,培养同学确立资本主义制度必定会被社会主义制度所取代的信念。

教学重点: 资本积累理论的基本内容

教学难点: 商品生产所有权规律转变为资本主义占有规律

资本主义制度被社会主义制度所代替的历史必然性 教学内容:

一、中心思想

阐明资本积累的实质和发展趋势

二、内容要点

1、资本积累的实质

把剩余价值作为资本使用,就是资本积累

其源泉是剩余价值,其实质是剩余价值的资本化。

2、资本积累的原因

内在原因:剩余价值规律作用的结果

外部原因:竞争规律作用的结果

竞争:你死我活(鲶鱼效应)

竞赛:谁先谁后

提倡互补性竞争:没有互补的竞争是你死我活的,没有竞争的互补是停滞不前的

3、资本积累的条件

一是年剩余产品中必须有一部分能够作为新资本的物质要素,即追加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

“总之,剩余价值所以能转化为资本,只是因为剩余产品(它的价值就是剩余价值)已经包含了新资本的物质组成部分。”

二是为了使新资本的这些物质组成部分真正执行资本的职能,还需追加劳动。

“如果从外延方面或内涵方面都不增加对就业工人的剥削,那就必须雇佣追加的劳动力。”

4、资本积累的后果

使商品生产所有权规律转变为资本主义占有规律。

什么是商品生产所有权规律呢?

是指商品生产者之间,凭借自己占有生产资料,自己参加劳动,按等价交换的原则交换劳动产品(不侵占他人的劳动)的规律。

在商品生产所有权规律作用下,劳动和产品的所有权是结合在一起的。 什么是资本主义占有规律呢?

就是拥有生产资料的资本家,自己不劳动,却无偿占有他人即雇佣工人所生产的剩余价值的规律。

在资本主义占有规律作用下,劳动和产品的所有权是相分离的。 商品生产所有权规律是怎样转变为资本主义占有规律呢?这个转变的根本条件就是劳动力成为商品。因为一旦劳动力成为商品,商品生产就普遍化了。这时资本家才能凭借他占有的生产资料无偿地占有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从而商品生产逐步发展为资本主义生产,商品生产所有权规律也就转变为资本主义占有规律。

5、决定资本积累量的诸因素

资本积累量取决于剩余价值的绝对量,决定剩余价值的因素都影响着积累量。

具体来说,有如下四方面:

第一,资本积累量取决于资本家对劳动力的剥削程度。 二者成正比。 “由提高劳动力的紧张程度而获得的追加劳动,没有不变资本的相应增加,也可以增加剩余剩余产品和剩余价值,即积累的实体。”(《马恩全集》23卷661页)

第二,资本积累量取决于劳动生产率的水平。二者成正比

马克思对科学技术在促进生产力发展方面的作用给予了积极的评价,他说:“正像只要提高劳动力的紧张程度就能加强对自然财富的利用一样,科学和技术使执行职能的资本具有一种不以它的一定量为转移的扩张 能力。” (《马恩全集》23卷664页)

第三,所用资本(预付资本)和所费资本(消耗掉的资本)之间差的增大。二者成正比

“被活劳动抓住并赋予生命的过去劳动的这种无偿服务,会随着积累规模的扩大而积累起来“。(《马恩全集》23卷666页)

第四,预付资本量的大小。二者成正比

“生产的规模越是随着预付资本量一同扩大,生产的全部发条也就越是开动得有力。” (《马恩全集》23卷668页)

6、资本积累的规律

是指由资本积累引起的资产阶级财富积累和无产阶级贫困积累之间的内在联系和必然性。

7、资本积累的趋势

资本积累的结果,剥夺者被剥夺,资本主义制度被社会主义制度所代替的历史必然性。

怎样认识资本主义制度被社会主义制度所代替的历史必然性 ?

两个“决不会”: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21页)

两个“不是现在”:不是现在的劳动生产率,也不是现在的庸人——列宁

三、关于资本积累理论的学术争鸣

(一)关于资本主义制度和矛盾的不同观点

西方主流经济学家认为,以利己为动力的资本主义制度可以通过市场机制的作用来使整个社会得到最大的福利。

亚当.斯密断言资本主义市场制度的“看不见的手”能够协调一切的自私行动、导致生产资料最优配置的说法构成意识形态上维护资本主义的最完备的基础。

新边际生产率分配理论认为,劳动或资本的报酬与其贡献相等,从而否认了剥削的存在。但剑桥学派认为,资本主义的经济增长决定于投资,投资源于资本家的积累,积累的多寡又决定了利润。在边际储蓄倾向既定的情况下,经济增长率越高,利润在国民收入中份额也越大,工资的相对份额越小。因此,资本家积累的结果,必然导致国民收入的分配有利于资本家而不利于工人,导致社会分配不公。

(参见王健:《当代西方经济学流派概览》,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1998年版,第247-249页 )

熊彼特认为,资本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创造性的毁灭过程”,一方面它的发展导致了繁荣与萧条的交替,改造了现存的产业结构;另一方面,这种由不断创新而引起经济增长的结果,不可避免地使它本身陷入困境,走向没落,必将趋于灭亡而过渡到“社会主义”。

(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79页)

( 二)对资本主义历史地位的看法

对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认识,学者们一方面肯定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历史进步性,以及它对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另一方面也指出,由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存在着无法克服的矛盾,导致了资本主义经济在其运行的过程中会周期性地爆发经济危机,造成对社会生产力的巨大破坏。

(参见顾海良:《关于“如何认识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进程”问题》,《教学与研究》2001年第6期)

(三)对二战后资本主义新变化及其原因的不同观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资本主义制度又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趋势,出现了许多新特点。

有学者对这些变化总结为资本社会化;国家参与全面化;资本国际化与资本全球化。

(参见逄锦聚等:《政治经济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152--155页)

有学者从资本主义社会收入分配方面进行了探讨。认为在企业内部的初次分配关系上,政府积极出面调和劳资双方之间的矛盾,以促使他们之间尽可能达成相互的谅解;在国民收入再次分配上,政府借助于立法与行政手段,通过税收、社会保险、社会补贴、社会救助及建立福利国家等方式来加大对国民收入分配的调节力度。

(韩保江:《当代资本主义收入分配制度创新的内在机制》,《中共中央党校学报》2001年第3期。)

有学者从劳资关系方面进行了探讨。认为在当代资本主义国家中,各国普遍注意改善劳资关系,推进“劳资合作”,出现了管理民主化的趋势。

为什么资本主义会发生这些新变化?

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

有的学者认为,现代资本主义的种种变化归根结底是由于当代新科技革命引起的生产力飞跃所致。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现代资本主义去调整生产关系和社会矛盾。

另一些学者强调,资本主义自身仍然具有较强的社会适应性和发展

潜能。

还有论者认为,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从根本上说是由生产力的发展所引起的,资产阶级只不过在其制度所允许的范围内作了相应的调整和改良,而且这种内政和外交上的调整和改良并非都是主动和自愿的,在很大程度上是其内部的社会主义运动和外部的共产主义运动对它影响、与它斗争的结果。没有这种斗争,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不会自动转化为社会进步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是社会主义运动推动的重要成果。

参见 陆象淦:《当代资本主义研究》,《新华文摘》2000年第1期

思考题:

怎样认识资本主义制度被社会主义制度所代替的历史必然性 ? 要求:论点鲜明,论据充分,4000字以上。

范文六:资本积累、人力资本投资与生育率降低 投稿:曹疱疲

作者:孙树强

人口与经济 2013年04期

   中图分类号:C9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4149(2013)02-0012-09

   修订日期:2012-11-09

   一、引言

   发达国家和一些成功实现经济腾飞的发展中国家的经验事实表明,人口增长率会随着经济发展出现先增长、后下降的倒U型变化轨迹,经济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人口转型。不同经济体因为经济发展的阶段不同,人口转型的时间可能会有差别,但人口增长率基本上都会随着经济发展呈现出倒U型变化趋势。根据麦迪逊(Maddison)[1]提供的数据,表1给出了一些国家的1500年以来分阶段的人口增长率数据。

  

   从表1可以清楚地看出,尽管各个国家的人口增长率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由升转降的时间不同,但是都出现了明显的倒U型变动趋势。表面上来看,对于经济发展过程中人口增长率出现倒U型的变化轨迹,可以从人口的出生率和死亡率的相对变化趋势进行解释。在经济发展的早期阶段,人们的生活水平很低,人口出生率与死亡率都很高,人口增长率较低。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逐渐提高,人口死亡率会逐渐下降,但人口出生率并没有出现显著的下降趋势,高出生率与低死亡率导致了人口增长率较高。盖劳(Galor)和韦尔(Weil)[2]把生活水平和人口增长率逐渐提高的阶段称为后马尔萨斯阶段①。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人口出生率也会出现下降的趋势,死亡率继续下降,低出生率和低死亡率引起了人口增长率的降低。可见,出生率与死亡率的相对变化趋势造成了我们所观察到的人口增长率倒U型运动轨迹。

   对于经济发展过程中人口死亡率的逐渐降低,我们可以很好地进行解释。例如,战乱和灾害的减少、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医疗卫生条件的改进以及人们知识水平的提高都会促使死亡率降低。但人口出生率为什么会随着经济的发展出现下降趋势?哪些因素引起了人口出生率的下降?对于这一问题似乎并没有很显然的答案。

   切斯尼斯(Chesnais)[3]对于人口转变研究中的数据表明,从19世纪中期以来,英国的总和生育率出现下降趋势,之后欧洲其他的发达国家如法国、瑞典和德国等国家的总和生育率随之也呈现出逐渐下降的趋势。根据怀特(White)提供的数据,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我国的总和生育率也呈现出逐渐下降的趋势②,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我国的总和生育率在6左右,而到1995年已经降为1.7[4]。

   人口出生率逐渐降低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的经济社会现象。人口出生率降低既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结果,反过来又会对一个国家的人口结构、经济和社会产生重要影响,理解人口出生率为什么会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呈现下降趋势,对于制定相应的经济和人口政策,促进长期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生育率逐渐降低现象,已经引起了很多经济学家的关注,他们从不同方面、不同角度对这一现象进行解释,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关于收入水平与生育率之间的关系的详细讨论可参见琼斯(Jones)等人[6]以及盖劳[6]的研究。

   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任何现象都不是孤立的,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会发现,伴随着人口出生率降低的过程出现了另外两个重要现象:一是人们的教育投资逐渐增加,人力资本水平逐渐提高;二是经济结构发生重要变化,传统部门或者传统生产技术产出比例逐渐降低,劳动力逐渐流向现代生产部门。毫无疑问,生育率逐渐降低、人力资本投资逐渐增加以及经济结构的变化这三者之间必定存在着某种联系。那么,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这三者之间会存在着怎样的关系呢?

   本文利用盖劳和韦尔[7]的框架,在一个两部门模型(或者说两种生产技术)中,分析了经济发展过程中生育率③逐渐降低、人力资本投资逐渐增加和经济结构变化三者之间的关系。如果不同群体生育率之间存在差异,并且群体比例随着经济发展而变化,那么生育率也会发生变化。经济中存在传统和现代两个生产部门,两个部门生产同一种产品,供消费者消费。传统部门利用非熟练劳动力进行生产,现代部门利用资本和熟练劳动力进行生产。消费者在成年时可以自由选择是否进行教育投资,进而变为熟练劳动力,获得较高的工资水平。消费者通过消费产品和养育后代获得效用,养育一个后代需要付出一定的时间成本。因为熟练劳动力的工资水平高于非熟练劳动力,所以对于熟练劳动力来说,养育后代的机会成本较高,导致熟练劳动力的生育水平低于非熟练劳动力。因为只有现代部门利用资本进行生产,所以随着经济中资本积累的增加,熟练劳动力工资水平会逐渐提高,这样就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劳动者进行教育投资从而转变为熟练劳动力。熟练劳动力的生育水平低于非熟练劳动力,所以随着经济中熟练劳动力比例逐渐增加,经济中的生育水平逐渐降低。

   二、相关文献

   对于经济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生育率下降这一现象,现有的文献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解释。巴罗(Barro)和贝克尔(Becker)通过一个动态模型,求解了均衡时生育率的影响因素。在模型中他们假设父母关心后代的效用水平,通过最大化代际加总的效用函数,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技术水平进步越快的国家,生育水平越低[8]。贝克尔等人[9]通过后代的数量和质量替代关系,解释了经济发展过程中生育率的下降:人力资本投资具有规模回报递增效应,如果经济中的人力资本较高,投资人力资本就会获得较高回报,促使人们较多地进行人力资本投资而较少地生育后代,经济会出现较快增长;如果经济中的人力资本较低,投资人力资本回报较低,人们就会提高生育后代的数量而降低人力资本投资。盖劳和韦尔认为,后代的数量和质量都会给父母带来效用,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口质量对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投资教育、积累人力资本会带来较高的效用,进而产生质量对数量的替代,降低人口生育率[10]。

   盖劳和韦尔还从男女之间的工资差异逐渐缩小的角度对生育率下降进行了解释[11]。经济中存在男性和女性两种劳动力,女性只供给脑力劳动,男性同时供给体力和脑力劳动。经济中的资本和脑力劳动是互补的。生育后代需要父母的时间投入,随着经济中人均资本的增加,妇女的工资水平会逐渐提高,相应的生育后代的成本也会提高,导致了生育率的下降。还有一部分文献从养儿防老的角度对生育率下降进行了解释。这部分文献认为父母生育后代除了后代可以为其带来效用外,后代还是父母养老的一个重要保障。这样,在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由于考虑到后代所提供的收入将是父母老年消费的主要来源,因而会导致生育率比较高。在此之后随着社会保障制度的逐渐完善,老年人对后代的依赖越来越小,就可能导致生育率的下降。例如埃里奇(Ehrlich)和鲁埃(Lui)从后代为父母提供老年时期的消费的角度,得出了如果青年时期的死亡概率下降,会引起生育率的下降的结论[12]。博尔丁(Boldrin)等人[13]在后代关心父母的效用的情况下,得出社会保障税率的提高会显著降低经济中的生育水平的结论[13]。

   国内对于人口转型的研究还比较少。郭凯明和颜色从性别偏好的角度分析了经济发展过程中生育率降低的原因[14]。性别偏好程度取决于男女工资差别,在经济发展过程中,资本积累和技术水平的提高,使得男女工资差异缩小,进而性别偏好程度会减小。当性别偏好显著降低时,经济中的生育率也会降低。

   徐朝阳和林毅夫在消费者同时消费必需品和非必需品的条件下考察了人口增长率的变动趋势[15]。后代需要消费必需品和父母的时间,效用函数是非位似的。他们构造了必需品和非必需品部门的技术进步函数,使得在工业革命以前必需品部门技术进步率较快,工业革命后非必需品部门技术进步较快。工业革命前的技术进步导致抚养孩子所需的必需品相对价格下降,同时会增加人们的收入,相对价格效应和收入效应都会促使父母多生育孩子,人口增长速度自然会提高;工业革命后的技术进步虽然会提高收入,但抚养孩子所需的必需品相对价格上升,相对价格效应可能会抵消收入效应,使人口增长速度出现下降。

   三、研究的基本模型

   1.消费者的最优化问题

   消费者的生命期限结构是世代交替的。每个消费者生活分为三期,分别为童年期、成年期和老年期。在童年期,消费者不做任何决定,每个小孩需要父母一定的时间来照顾。在成年期,每个人拥有一单位时间,可以用来向劳动力市场供给、进行教育投入和用来养育后代,在这一期消费者决定是否进行教育投入:如果进行教育投入,就会变成熟练劳动力,在现代部门工作,获得较高的收入;否则,消费者只能向传统生产部门供给非熟练劳动力,获得较低的工资收入。在老年期,消费者退休,通过成年期的储蓄进行消费。为了分析的简便,我们假设消费者只在老年期进行消费活动。

   假设消费的效用函数为对数线性形式:

  

  

  

   经济中的生育率随着人均资本的增加而降低。利用(15)式,生育率和经济中人均资本存量的关系可以用图2来表示。

  

   根据(14)式,在经济中人均资本达到一定水平时,所有的劳动者都会选择进行教育投资,成为熟练劳动力,经济中的传统部门不复存在。利用熟练和非熟练劳动力工资之间的关系(6)式、(13)式以及(14)式、(15)式,(16)式可以继续改写为:

  

  

   四、模型分析

   在第三部分的模型分析中,我们分析了经济中生育率的变动趋势、人力资本投资以及经济中生产结构的变化。其中,一个关键的假设是消费者在成年时利用时间进行教育投入,并且可以自由选择是否进行教育投资。在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教育投资的情况下,无论在哪个部门工作,其最终所获得的效用都是相同的。在现代部门工作的熟练劳动力,由于工资水平较高,养育后代的机会成本也较高,导致了熟练劳动力生育水平较低;非熟练劳动力的机会成本较熟练劳动力低,因而生育水平也比熟练劳动力高。

   随着经济中人均资本的增加,熟练劳动力的工资水平逐渐提高,吸引越来越多的劳动力进行教育投资,经济中的熟练劳动力比例越来越高。因为熟练劳动力的生育水平比非熟练劳动力低,所以随着熟练劳动力比例的增加,经济中的生育水平也逐渐降低。

   此前对于图3的分析表明,经济的初始状态决定了最终会达到何种均衡。实际上,在经济发展水平比较低的阶段,人均资本水平很低。所以我们主要感兴趣的是随人均资本从较低的水平逐渐增加的过程中,经济中劳动力的教育投资选择和生育水平变动趋势。所以,我们暂时不考虑经济中初始人均资本很高的情况,以及最终所达到的均衡状态。

   在图3(a)、图3(c)和图3(d)中,如果初始人均资本很低,经济最终达到的均衡状态人均资本也会比较低,此时,经济中熟练和非熟练劳动力会同时存在。在向稳定状态运动的过程中,熟练劳动力比例逐渐增加,生育水平逐渐降低。

   如果资本运动方程呈现出图3(b)的运动趋势,那么经济最终达到均衡状态而个人具有较高的人均资本。在稳定状态时,经济中所有的人都会选择进行教育投资,经济中只存在熟练劳动力,传统部门会消失。

   五、美国和我国的经验证据

   因为很难得到可靠的数据进行令人信服的计量分析,所以在这一部分我们根据美国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实际情况来验证模型的合理性。

   1.美国的情况

   从19世纪初开始,美国开始了工业革命的进程,机器应用逐渐增加,特别是南北战争之后,重工业获得了快速发展,采矿、冶金、石油开采和提炼等行业,都以10倍甚至几十倍的速度发展,资本积累逐渐增加,城市化进程快速推进。

   在此,我们把模型中的传统部门和现代部门看成是实际经济中的农业部门和非农部门(即城市部门)。如果农业人口和城市人口之间生育率存在差异,那么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随着农业部门劳动力向城市部门转移,总和生育率会出现下降趋势。美国农业部门劳动力比例从1850年的60%降到了1920年的27%,下降了33个百分点[16],而农业人口和城市人口的生育率存在着一定差异,图4描述了美国生育率和农业城市人口的生育率差距。

  

   图4 1850~1920年美国生育率、农村和城市生育率差距变动趋势

   数据来源:Jones,Larry and Tertilt,Michele.An Economic History of Fertility in the US:1820-1960[R].NBER Working Paper,2007.

   从图4中我们很容易看出,农业部门的劳动力比例呈逐渐下降的趋势,并且农业人口生育率一直高于城市人口生育率,所以随着农业劳动力比例的降低,经济中的总和生育率也会出现降低的趋势。

  

   同时,随着经济结构的变化,美国的教育投资逐渐增加。例如,根据戈尔丁(Goldin)[17]所提供的数据,美国高中毕业生的数量,已经从19世纪70年代初的16000人增加到了1920年的31000人。

   美国在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期的实际情况很符合我们模型的含义:随着工业革命的进行,经济中资本积累的增加,传统的农业部门劳动力比例逐渐降低,城市人口逐渐增加,并且教育投资也逐渐增加。由于熟练劳动力工资水平的提高,养育后代的机会成本也随之提高,减少了生育后代的数量。农村和城市生育率存在一定差异,所以随着农业劳动力向非农业转移,经济中的总体生育率逐渐降低。

   2.我国的情况

   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我国生育率逐渐下降,到20世纪90年代左右,生育率已经下降到了人口更替水平以下。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是计划经济体制,选择了重工业优先的发展路径,大量进行资本积累。即使是改革开放之后,物质资本投资在我国经济中也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人均资本水平逐渐增加。由于户口的限制,城镇和农村人口比例在改革开放以前变动很小,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城镇人口比例逐渐提高。到2011年城镇人口已经超过了农村人口。

  

   图5 1965~1995年我国农村和城镇生育率变动趋势

   数据来源:Scharping,Thomas.Birth Control in China.1949-2000[M].Taylor & Francis,2003.

   我国的农村和城镇人口生育率同样存在着很大差异。图5描述了1965~1995年我国农村和城镇的生育率变动趋势。从图5我们可以看出,我国农村和城镇生育率存在一定差异,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会降低经济中的生育率。虽然没有明确的近期城镇和农村生育率的数据,但农村人口生育率基本上是一直高于城镇人口生育率。所以我们可以预期,随着城镇化的推进,我国生育率会呈现出继续下降的趋势。

   关于人力资本投资,无论是从儿童入学率还是从国民的平均教育年限,以及文盲率等指标来看,我国在教育投资方面都是逐渐增加的。

   所以,我国的实际情况也验证了模型的理论含义,不同人群之间的生育率存在差异,而人群比例随着经济发生变化,人口生育率也会随之变化。

   六、结论

   在一个两部门模型中,我们分析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生育率降低、人力资本投资逐渐增加以及生产结构之间的关系。经济中存在传统和现代生产部门,传统部门只利用非熟练劳动力进行生产活动,现代部门利用资本和熟练劳动力进行生产。劳动力可以自由选择是否进行教育投资,变为熟练劳动力,进而在现代部门工作,获得较高的工资水平。在均衡时,两个部门的劳动者获得的效用水平是相同的。

   因为熟练劳动力的工资水平比非熟练劳动力高,养育后代的机会成本也较高,导致了熟练劳动力的生育水平比非熟练劳动力低。随着经济中人均资本的增加,熟练劳动力的工资水平也逐渐增加,吸引越来越多的劳动力进行教育投资,熟练劳动力比例越来越高。因为熟练劳动力的生育水平较低,随着熟练劳动力比例的增加,经济中的生育水平逐渐降低。

   本文的一个关键假设是劳动力可以自由选择是否进行教育投资,而在实际生活中,并不是所有希望进行教育投资的人都有机会进行教育投资,例如由于收入分配的不平等,使得收入较低的人丧失了接受教育的机会。根据模型的含义,要求政府创造条件,使有教育投资意愿的人可以接受良好的教育,提高经济中的人力资本水平,改变经济生产结构,进而降低经济的生育水平。

   应该注意的是,为了分析的简便,本文存在一个不足:设定熟练和非熟练劳动力的生育率都固定不变,收入水平对生育率没有影响。实际上,两种劳动力的生育率都是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而逐渐降低的,在以后的研究中我们会考虑把收入水平对生育率的影响纳入模型之中,使之更具有解释现实的能力。

   本文与其他人口转型文献的关系是互为补充而不是相互替代的。本文的一个很有意思的扩展是考虑收入分配的影响,在收入分配不平等的条件下,考察经济中的教育投资、经济结构变化以及生育水平的变动趋势。

   注释:

   ①盖劳和韦尔把长期经济增长过程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为:马尔萨斯阶段、后马尔萨斯阶段和现代阶段。马尔萨斯阶段的特征是技术进步率很低,人口增长率较低,人们的生活水平基本固定不变;后马尔萨斯阶段的特征是技术进步率有了较快增长,人口增长率也逐渐提高,人们生活水平开始逐渐增长;现代增长阶段的特征是技术进步率继续较快增长,但人口增长率逐渐降低,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

   ②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对人口总和生育率的下降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实际上,在计划生育政策实行之前,我国的人口总和生育率已经呈现出下降趋势。

   ③生育率是指育龄妇女实际生育子女的数量,一般用孩童出生的数量与育龄妇女之比来表示。根据分析的目的不同,生育率又可以分为分年龄生育率、孩次生育率以及总和生育率等。

作者介绍:孙树强,北京大学 光华管理学院,北京 100871 孙树强(1983- ),吉林四平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经济转型、人口转型。

范文七:利率\魏克赛尔累积过程与资产价格 投稿:姜続綛

  [内容摘要] 通货膨胀目标制的理论基础直接来源于魏克赛尔的累积过程理论。央行的利率政策不但会影响一般价格的上涨,而且会导致资产价格出现泡沫。现时的房产价格与未来的产出和通货膨胀关系密切,应该在CPI中给予一定的权重。低利率、低通胀和资产价格膨胀共存并不意味着累积过程理论失效,而是因为其反馈机制和通胀度量出现了问题。

  [关键词]通胀目标制;利率;魏克赛尔累积过程;资产价格�

  

  货币政策和资产价格的关系是经济学家和货币政策决策者们非常感兴趣的问题之一,美国次贷危机的出现使得这一问题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由于目前主要发达国家从20世纪90年代纷纷宣布实施新的货币政策框架――通货膨胀目标制,这一问题自然就演变成为利率和资产价格的关系问题。

  鉴于通货膨胀目标制的宏观经济学基础直接来源于所谓的泰勒规则[1](195-214)�和新古典综合派,而这两者和瑞典著名经济学家克尼特•魏克赛尔的货币经济学理论存在密切关系,因此利用魏克赛尔的利息与价格理论来分析这一问题就显得很有必要。

  

  一、魏克赛尔累积过程与通货膨胀目标制

  

  魏克赛尔的利息与价格理论产生于19世纪90年代末期。由于当时处于主导地位的是古典货币数量论,而魏克赛尔在阐述自己的货币内生学说时并没有采用数理经济学的方式,以至于后来的经济学说史学家对其理论的归宿产生了争论。�①为了避开文字经济学的纷扰,我们采用Guiseppe Fontana 的方式将魏克赛尔的累积过程理论表述如下:[2]

  其中,I代表企业家的投资,S代表储蓄,ρ代表自然利率,r代表贷款利率,π代表通胀率,P代表一般价格。从上面的两个函数可以看出,决定一般价格的是ρ和r之间的差额。在经济处于全面就业状态下,且ρ>r时,向上的累积过程开始,一般价格开始上涨,通货膨胀开始出现。同样条件下ρ  从以上表述中可以看出,魏克赛尔的累积过程理论丝毫没有了货币数量论的痕迹,中央银行只要能够调控金融机构的贷款利率就可以很好地控制一般价格的波动。遗憾的是,这一极具创见性的货币经济学理论并没有对当时的货币政策决策者们产生什么影响。之所以如此是因 为当时私人金融机构的纸币发行正在被国家垄断所替代,法定准备金率的实行也在逐渐展开。中央银行只要能够控制基础货币的发行,那么货币存量当然是由供给决定的。

  随着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风靡全球的金融自由化改革,法定准备金率的藩篱已经被突破,金融创新使得私人金融机构创造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产品来替代纸币。这使得我们距离魏克赛尔的“纯信贷经济”世界越来越接近了。只要能够确定一个经济体的自然利率,并由此来确定自己的贷款利率,那么中央银行就可以有效地控制通货膨胀。

  实际上,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决策者和经济学家们对于利率和通货膨胀关系的认识有一个过程。这源于人们对Paul Volcker执掌帅印的美联储执行Milton Friedman单一货币规则的认识。货币内生理论的著名代表人物、英国著名经济学家Nicholas Kaldor公开撰文对单一货币规则在英美等国的实践进行了措辞严厉的批评。他认为人们对货币的需求从一开始就起源于对商品的需求,货币供给的外生性在商品货币时代或许是正确的,但在信用创造货币的条件下是错误的。央行不可能完全控制流通中的货币,原因在于央行不可能拒绝其借款人的要求,更不可能不顾金融危机而关闭贴现窗口。[3](4-13)�Charles Goodhart 认为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美联储实际上是使用高利率来征服了通货膨胀。[4](293-346)�著名货币经济学家Frederic S. Mishkin也提出,美联储在1978-1982年的货币主义政策实践完全是Paul Volcker施放的烟幕,实际上他使用的政策工具是利率。[5](489-490)�

  在对现代货币数量论进行批评的同时,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也在悄然发生改变。继1990年新西兰央行宣布实行明确的通胀目标政策之后,加拿大、以色列、英国、瑞典、芬兰先后宣布执行这一政策。即使像美国和日本这样的经济大国央行没有宣布这样做,市场也普遍相信其行为符合这一政策逻辑。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Ben S. Bernanke和Frederic S. Mishkin公开撰文对这些国家的货币政策进行总结,并冠之以所谓的“货币政策的新框架”,[6](97-116)�以别于以往的单一货币规则。在继承以往经济学家艰苦探索成果的基础上,美国经济学家Michael Woodford 提出了自己的货币经济学理论,并将其称之为“新魏克赛尔货币理论”。[7](49-50)�《利率与价格:货币政策理论基础》也成为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决策者们极为感兴趣的著作,自然利率研究一时成为货币经济学的热门领域。[8](68-72)�

  

  二、资产价格与消费者价格指数

  

  魏克赛尔累积过程理论里所指的价格是一般价格,并没有明确如何来度量一般价格的上涨。现在通行的做法是使用消费者价格指数来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通货膨胀,如欧洲中央银行的HICP(Harmonised Index of Consumer Prices)。尽管每一种消费者价格指数所包括的商品篮子是有差异的,但西方国家的消费者价格指数基本上是不包括资产价格的。因此,如何在通货膨胀目标制的框架之内处理资产价格和消费者价格指数的关系是货币政策制定者和宏观经济学家不可能回避的一个问题。

  Ben S. Bernanke和Mark Gertler明确提出货币政策应该优先关注通货膨胀和紧缩带来的压力,而不是资产价格问题。原因在于稳定资产价格本身就有许多问题,而且确定资产价格的变化是来源于基本经济因素、非基本因素或两者都有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由资产价格变动所产生的通货膨胀和紧缩压力而言,央行可以有效地对资产价格飙升和破灭的有害影响作出积极的反应,不必考虑是否是基本因素引起的。由于通胀目标有助于提供稳定的宏观经济条件,也暗含资产价格景气时期(通胀性的)利率会上升,资产价格下降(紧缩性的)时期利率会下降,这种思路会减少金融恐慌出现的潜在性。[9](17-52)�这种观点在西方国家货币政策决策圈内极具代表性,且被Alan Greenspan、[10](33-40)�Frederic S. Mishkin[11]以及现任美联储副主席Donald L.Kohn[12](31-44)�等人阐述过。

  尽管大多数货币政策制定者和经济学家同意以上主流观点,但也有一些经济学家对此提出了疑问。曾任欧洲中央银行执行委员会委员和首席经济学家的Otmar Issing认为资产价格对公司和家庭的支出决策有影响。房产价格的上涨会使其所有者变得更富有,或许会鼓励其多消费。更高的股票价格会减少股权融资的成本,或许会有利于增加投资。当资产价格下降时相反的情况也会发生。这种所谓的财富效应最终通过支出对消费品价格的变动有影响,因此应当被包括在央行控制的通胀目标之中。[13](45-51)�

  将资产价格包括进消费者价格指数的商品篮子并不是一个新的设想。Armen A. Alchin和Benjamin Klein曾经提出建立一种包括实物资产和金融资产在内的综合资产指数,来替代存在缺陷的消费者价格指数、国民生产总值平减指数和批发物价指数。[14](173-191)�由于这种指数需要收集的资料数量多且计算难度大,因此长期停留在理论层面。或许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末和本世纪初货币政策和资产价格关系问题重新受到关注的缘故,Charles Goodhart在经过经验性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即RPI和CPI统计并不是现时消费价格的很好度量,只不过是出于实践操作的方便;价格指数的选择取决于如何使用这一指数;股票(和汇率)价格与随后产出和(商品和服务)通胀的关联很弱,而住房价格与随后的产出和通胀之间的关系很强。因此,将住房价格包括进我们总体通胀统计的合适方法仍然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重要问题。[15](335-356)�

  我们现在重新回到累积过程理论和通货膨胀目标制的关系问题。正如Ben S. Bennanke和 Mark Gertler所指出的,在通胀目标框架下,公开宣布中期通胀目标为货币政策提供了一个名义锚,允许央行一定程度的弹性以在短期内稳定实体经济。通胀目标制对央行如何对资产价格做出反应的问题提供了具体的方案:资产价格的变化仅有在影响央行通胀预期的范围内影响货币政策。[16](253-257)�这个所谓的“名义锚”只不过是在新凯恩斯主义理论框架内的自然利率代名词,而资产价格是否影响央行的通胀预期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三、金融机构之间的博弈、两利率分析法与金融危机

  

  魏克赛尔累积过程理论的核心在于自然利率和市场利率的偏离。至于两者之间为何出现偏离,魏克赛尔给出了“囚徒悖论”式的解释。他认为货币的市场利率并不是一家银行所能够控制的,如果一家银行单独实行过高或过低的利率,那么这家银行或是陷于破产或是失去一切客户。因此,对于一家单独的银行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与一般趋势保持一致。�②从现代经济学意义上看,魏克赛尔的解释无疑有了银行之间进行博弈的色彩,尤其是在大银行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实际上,无论是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80年的日本以及美国目前的金融危机,都是央行低利率政策下金融机构之间激烈竞争的产物。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央行的低利率政策意味着金融机构可以从货币市场获得充裕的资金。至于贷款利率的决定则完全由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所确定,它和自然利率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尤其在市场竞争激烈的地方,贷款利率更接近于贷款成本价的水平。此时的金融机构最为关注的是市场占有份额,因为只有扩大份额才能够获取更多的利润。

  当然,金融机构之间博弈的最大获益者是企业家。一旦贷款利率低于自然利率,企业家除了正常利润外还会获得超额利润,扩大生产规模就成为必然选择。对于生产要素所有者来说,企业家扩大投资意味着要素价格的上涨和收益的增加。对于政府来说,投资不但会有效地拉动经济增长,而且会增加就业。但如果相反的过程出现,无论是企业家还是要素所有者都会对央行的货币政策采取敌视态度,使货币政策决策者们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更为糟糕的是,贷款利率等于或高于自然利率都可能增加金融系统的脆弱性,因为使贷款利率和自然利率相等就必然意味着央行货币政策的逆风向行事。这种政策必然导致部分企业的资金链紧张和业务相关贷款机构的倒闭,由此极有可能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

  魏克赛尔仅解释了市场利率低于自然利率的原因,但并没有想到央行使两者趋于相等并非易事。货币政策的决策者们并没有生存在真空之中,他们的行为极有可能会受到某种政治势力的影响,尤其是金融界势力的控制。英国学者Willem H. Buiter在2008年8月份美联储在堪萨斯城召开的“保持变化中的金融系统稳定”研讨会上就直言不讳地指出,无论是Alan Greenspan还是Ben S. Bernanke都对华尔街的诉求特别敏感,这证明他们被华尔街的既得利益集团俘虏了。[17]

  魏克赛尔累积过程理论的核心在于解释利息与价格的关系,并无意将其延伸到对金融危机的分析。在魏克赛尔看来决定经济周期的是自然利率,而不是自然利率和贷款利率的偏离。Axel Leijonhufvud认为当市场利率和自然利率偏离时,资源的跨期配置就已经出现了失败。魏克赛尔并没有从其累积过程理论得出这一结论,但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年代里,维也纳、斯德哥尔摩和剑桥的一些学者发展了这一思想,并在当时的宏观经济学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其影响力逐渐消失了。[18](1-10)�

  

  四、魏克赛尔累积过程失灵了吗?

  

  魏克赛尔累积过程理论的一个巧妙之处在于其和生产要素的跨部门流动联系在一起。当市场利率低于自然利率时,生产要素会从消费品生产部门转向资本品生产部门,由此必然引起消费品价格的上涨。�③然而,无论是从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还是本世纪初期的美国来看,消费者价格指数均维持了较低水平。我们不仅心存这样的疑问:魏克赛尔累积过程失灵了吗?

  从开放经济的框架看,主要经济大国在包括房产价格上升的过程中完全可以存在消费者价格指数稳定的情况。原因在于,通货膨胀的压力被来源于第三世界国家的廉价消费品给抵销掉了。关于这一点Axel Leijonhufvud认为国际收支不平衡是主要原因。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央行积累了大量的美元储备,尽管其动机不大相同,但最终结果是无意当中帮助美国消除了通货膨胀的压力。然而这并不是全部解释,Alan Greenspan在IT泡沫破裂之后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减轻通货紧缩的压力也难辞其咎。在现代经济学理论当中,央行被假定为使用动态随机一般均衡模型来寻找正确的利率跨期路径,但在实际操作中其行为是适应性的。他们从来不知道自然利率的准确值是多少,仅是依靠价格水平的变化来确定其货币政策是否过度扩张或紧缩。在通货膨胀不变的条件下,通胀目标制没有提供任何关于货币政策是否正确的信息,因为其反馈机制已经出现了问题。[19]由此可见,并不是魏克赛尔的累积过程理论出现了问题,而是美联储没有顾及到作为经济大国的具体条件。

  美国学者总是不自觉地将美国金融危机产生的原因归咎于国际收支的不平衡,Axel Leijonhufvud也不例外。实际上,发展中国家央行积累大量美金的问题也不能够完全归咎于其汇率政策。试想,如果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不在技术出口上采取诸多的限制,抑制发展中国家的潜在技术后发优势,那么国际收支不平衡问题虽说不能够完全得以消除,最起码也可以得到缓解。倘如是,通胀目标框架所依赖的反馈机制不就得以完善了吗?退一步说,如果房地产价格在消费者价格指数中的权重合理,那么顽固坚守不对资产价格做出反应立场的美联储或许就不会盲目地实行低利率政策,次贷危机或许可以避免。

  当然,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而言,尽管魏克赛尔累积过程理论表面上无效的情况不会存在,但也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累积过程向上或向下运行对实体经济都是有害的,不但会引起经济结构的畸形发展、经济的粗放型增长、严重的通货膨胀与紧缩、收入分配的不公,而且也会由于资产价格膨胀对金融系统的稳定性构成威胁。因此,发展中国家央行仅仅关注通货膨胀是不够的,还必须关注资产价格配置资源的经济绩效,避免重蹈日本和美国的覆辙。��

  

  注 释:�

  ①据笔者所掌握的资料,目前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魏克赛尔累积过程属于货币内生理论,赞成其为货币数量论者很少,Thomas M. Humphrey就是其中一例。参见Thomas M. Humphrey (2003), “Knut Wicksell and Gustav Cassel on the Cumullative Process and the Price-Stabilizing Policy Rule",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Economic Thought, 25(2): 199-220.

  ②两利率分离是累积过程理论的核心,按常理魏克赛尔应该给予充分的阐述,但实际上不过寥寥数语而已。参见魏克赛尔:《利息与价格》,刘� 丰刀�系[JX*8]敖译,商务印书馆1982版, 第90页。

  ③关于这一点魏克赛尔在《利息与价格》一书中并未展开,而是在《国民经济学讲义》中作了进一步完善。参见魏克塞尔:《国民经济学讲义》,蔡受百、程伯?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1983年版,第四章第四节。

  

  主要参考文献:�

  [1]John Taylor. Discretion vs Policy Rules in Practice [J]. Carnegie-Rochester Conference Series on Public policy, 1993, 39(1).

  [2]Guiseppe Fontana. The 'New Consensus' View of Monetary Policy: A New Wicksellian Connection?[R]. The Levy Economics Institute Working Paper, New York: The Levy Economics Institute of Bard College, 2006.

  [3]Nicholas Kaldor. How Monetarism Failed[J]. Challenge, 1985, May/June.

  [4]Charles A. E. Goodhart. The Conduct of Monetary Policy[J]. Economic Journal, 1989, 99(396).

  [5]Frederic S. Mishkin. The Economics of Money, Banking, and Financial Markets[M]. Harlow: Addison Wesley, 1998.

  [6]Ben S. Bennanke, and Frederic Miskin. Infation Targeting: A New Framework for Monetary Policy?[J].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1997, 11(2).

  [7]Michael Woodford. Interest and Prices : Foundations of a Theory of Monetary Policy[M]. Princeton and Oxford: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3.

  [8]邓 创,石柱鲜,于 杰.自然利率研究的新进展[J].经济学动态, 2005(1).

  [9]Ben S. Bennanke, and Mark Gertler. Monetary Policy and Asset Volatility[J].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Kansas City Economic Review, 1999, 84(4).

  [10]Alan Greenspan. Risk and Uncertainty in Monetary Policy[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04, 94(2).

  [11]Frederic S. Mishkin. How Should We Respond to Asset Price Bubbles?[Z]. Speech at the Wharton Financial Institutions Center and Oliver Wyman Institute's Annual Financial Risk Roundtable,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May 15, 2008, Washington: Board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2008.

  [12]Donald L. Kohn. Monetary Policy and Asset Prices Revisited[J]. Cato Journal, 2009, 29(1).

  [13] Otmar Issing. Asset Prices and Monetary Policy[J]. Cato Journal, 2009, 29(1).

  [14]Armen A. Alchin, and Benjamin Klein. On a Crrect Measure of Inflation[J]. Journal of Money, Credit, and Banking, 1973, 5(1).

  [15]Charles Goodhart. What Weight Should Be Given to Asset Prices in the Measurement of Inflation?[J]. Economic Journal, 2001, 111(472).

  [16]Ben S. Bennanke, and Mark Gertler. Should Central Banks Respond to Movements in Asset Prices?[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01, 91(2).

  [17]Willem H. Buiter. Central Banks and Financial Crisis [R].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Kansas City's symposium on “Maintaining Stability in a Changing Financial System", at Jackson Hole, Wyoming, on August 21-23, 2008, Missouri: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Kansas City, 2008.

  [18]Axel Leijonhufvud. The Wicksellian Heritage[J]. Economic Notes, 1997, 26(1).

  [19]Axel Leijonhufvud. Monetary and Financial Stability[R]. Working Paper, London: Center for Economic Policy Research, 2007.�

  

  Interest Rates, Knut Wicksell's Cumulative Process and Asset Prices

  Kong Fanbao

  Abstract: The theoretical foundation of inflation targeting is

  come from

  Knut Wicksell's cumulative process theory. Interest rate policy of central bank

  not only causes an increase in the price level, but also leads to asset prices

  bubbles. Current housing price has strong links to subsequent output and inflati on, and should be given a proper weight in CPI measurement. The coexistence of l ow interest rate, low inflation rate and asset prices inflation does not imply t he cumulative process theory losing its effectiveness, but the feed back mechani sm and inflation measurement have their own problems.�Key words: Inflation Targeting; Interest Rates; Wicksell's Cumul ative Process; Asset Prices

  [ 收稿日期: 2009.10.29 责任编辑:邵华明 ]

范文八:§3.5中国资本积累的动态效率:理论与实证5 投稿:卢營燠

中国资本积累的动态效率:理论与实证①

张 延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北京 100871)

【摘要】在储蓄率居高不下的今天,对中国是否存在资本过度积累,导致动态无效率现象的讨论越来越多。在理论方面,本研究发现:资本过度积累现象源于有限期界的戴蒙德世代交叠模型两期寿命的假定,导致实际利率的变化缺少了约束,可能会低于持平投资的增长率。说明资本过度积累现象无需资本动态学方程的特例,资本的过度积累来源于戴蒙德模型两期交叠的期限结构。在实证检验方面,通过对1994 — 2008年中国宏观经济数据的实证分析,本研究发现,按照美国经济学家Abel、Mankiw、Summers和Zeckhauser (1989)的衡量方法,简称AMSZ准则,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中国不存在资本过度积累导致的动态无效率现象。

【关键词】资本过度积累、动态无效率、两期交叠的戴蒙德模型、AMSZ准则

一、以往的理论研究和本研究的理论贡献。

资本积累问题研究的起点是索洛(Solow,1956)1 经济增长模型。索洛模型认为当实际投资等于持平投资时,即达到了长期经济增长的稳态。经济增长的黄金定律最早是由费尔普斯(Phelps,1961) 根据索洛经济增长模型提出的。一个社会的储蓄显然不是越多越好,一个社会的最优储蓄应该以人均消费最大化作为长期经济效率的最优标准,能够实现消费最大化的资本存量被称为黄金律的资本存量,用kGR表示。如果出现如下情况中的任何一个,则意味着存在过度的资本积累、存在无效率的现象:通常情况下,实际利率r(t) 小于持平投资增长率n+g+δ,其中折旧率为δ,技术进步率为g,人口增长率为n;如果无折旧(δ= 0 ),实际利率r(t) 小于有效劳动增长率n+g;如果无折旧、无技术进步(δ= g = 0 ),实际利率r(t)小于人口增长率n。

但是索洛模型中没有微观经济主体,如果在模型中没有个人,就不能判断模型的结果对个人来讲是更好还是更糟,即使存在资本过度积累的情况,对微观经济主体的福利影响也完全无法分析。从微观经济主体利益最大化的角度重新审视经济增长,修正经济增长的路径。就微观经济主体——家庭来讲,有两种存续的方式,一种是无限期界——假定一个家庭可以长生不老,永远存续下去,家庭有一个长远的视角,把一生利益最大化作为目标,被称为无限期界模型,代表作有:Frank Ramsey(1928)3、David Cass (1965) 4、Tjalling C.Koopmans (1965) 5,被称为拉姆齐—卡斯—库普曼斯模型,简称拉姆齐模型。另一种是有限期界模型——假定存在代际交替:新人不断出生,老人不断死亡,被称为世代交叠模型,代表作有:彼得·戴蒙德(Diamond,1965)6,所以也被称为戴蒙德模型。戴蒙德世代交叠模型假定一个人可以生存两期 —— 开始的第1期为年轻人,用Ct 表示他的消费数量,到第2期——结束的时期变成老年人,用Ct+1 表示他的消费数量。一个 t 期出生的人,其效用函数Ut 取决于Ct 和 Ct+1 。 2

Ct1−θ1Ct+11−θ+Ut= θ>0 ,ρ>−1 1−θ1+ρ1−θ

其中ρ为贴现率,θ是相对风险回避系数。戴蒙德世代交叠模型是两期离散的,由于一个人只生存两① 教育部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08JZD0015资助

期,如果ρ> 0,个人赋予第1期消费的权数大于其赋予第2期消费的权数。如果ρ< 0,则出现相反的情况。ρ> –1 这个假定保证了第2期消费的权数为正。 约束条件:Ct+1Ct+1=WtAt 。每个人将在年轻时的劳动收入用于第1期和第2期消费,其中1+rt+1

rt+1 为到期日的利率水平,Wt 为t期每单位有效劳动的工资水平,At为t期劳动生产率,或者知识存量。 1

一个人一生效用最大化的一阶条件:Ct+1⎡1+rt+1⎤。如果rt+1=ρ,则Ct+1=Ct,这表明,随着=⎢⎥Ct⎣1+ρ⎦θ

时间的推移,消费数量不变,处于均衡的状态。两期寿命的戴蒙德模型中,对贴现率ρ只要求大于 –1,以保证第2期消费的权数为正,不存在ρ> n 的假定。当均衡时,r = ρ,通过均衡条件把实际利率r(t)——消费、收入的贴现率与效用函数的贴现率ρ联系在一起。在基本前提假设里放松了ρ可以变动的范围,进而隐秘地放松了实际利率r(t)可以变动的范围,也等价于不存在:r(t) = f′(k*)> n的约束。

黄金律资本存量由 f′(kGR ) = n 给定。由于缺乏了f′(k*) > n 的约束,f′(k*) 可如果假定δ= g = 0,

以任意变化,f′(k*)可能大于或小于f′(kGR )。如果 f′(k*)小于f′(kGR ) ,意味着平衡增长路径上的资本

这意味着此时存在资本的过度积累:k*> kGR 。因为r(t)= f′( k*)< f′( kGR ) 存量k* 大于黄金律水平kGR,

= n,所以r(t)< n ,实际利率r(t) 小于人口增长率n 。资本的过度积累——超过黄金率的资本存量kGR ,导致实际利率低于人口增长率n(如果存在折旧和技术进步,实际利率低于持平投资的增长率n+g+δ)的现象,被称为无效率。

无效率指不具有帕累托效率,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存在帕累托改进的可能——政府可以通过增税或发行公债来减少资本的过度积累,增加当期老年人的消费,以后都这样做会达到比市场配置资源更优的效果。由于这种无效率来源于经济的期限结构——戴蒙德两期寿命的世代交叠模型,因此也被称为动态无效率。

由此可见,在两期交叠的戴蒙德模型中存在资本过度积累的现象,存在帕累托改进的可能。最关键的是戴蒙德模型两期寿命的假定,对均衡时的实际利率r(t) 没有约束,在折旧率和技术进步率都等于零的条件下,均衡时的实际利率r(t)只要求大于–1,完全可能小于人口增长率n。

对于理论上可能出现的资本过度积累现象,美国经济学家一脉相承的做法是举例说明。Blanchard和Fischer (1989 ) 7 在作为MIT研究生教材的《宏观经济学讲义》中的第103页,竟然通过举一个数字例子说明有可能存在资本过度积累的现象,Barro和 Sala-i-Martin(1995)8以及 Romer(2006)9都通过资本动态

——一个附加对数效用函数和柯布—1−α1/α−1

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的特例,说明可能出现资本过度积累的现象。他们的思路是:假定δ= g = 0时,黄金律资本存量 f′(kGR ) = n 。当资本占产出的份额α足够小时,f′(k*) 趋向于0,此时 f′(k*) < f′(kGR ) ,意味着 k* > kGR ,出现了资本过度积累的情况。

特例可以说明有这种现象存在,但是他们都没有深究为什么会存在这种现象。学术研究的目的就是揭示现象背后的本质,知其所以然,从理论上找出普遍性、必然性,通过对规律的把握达到举一反三的目的。本研究认为:资本过度积累的现象源于戴蒙德世代交叠模型两期寿命的假定,导致实际利率的变化缺少了约束,可能会低于持平投资的增长率。资本过度积累的现象取决于模型结构,内生于两期交叠的模型结构。另外,如果存在资本的过度积累,意味着有政府干预,进行帕累托改进的可能。这么重大的问题仅仅通过举一个特例来说明其可能性,是不具有说服力的,也没有上升到理论的高度。 学方程的特例:f′k()=αk**α−1=α(1+n)(2+ρ)=(1+n)(2+ρ)

二、以往的实证检验和本研究的实证检验。

对资本过度积累实证检验的方法来自Abel、Mankiw、Summers和Zeckhauser (1989)10,他们提出了衡量资本过度积累现象的两种方法,简称AMSZ准则。

1、在确定性条件下,一个国家是处于平衡增长路径上,所以可以把一个国家经济的长期增长率视为持平投资的增长率。如果平衡增长路径上资本的边际产量小于经济的长期增长率,则该平衡增长路径就是动态无效率的。

2、总资本收入 = 实际利率×资本存量,总资本支出(投资) = 经济增长率×资本存量。在没有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如果实际利率 < 经济增长率,总资本收入 < 投资时,就存在动态无效率现象。在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这两个条件—— 实际利率 < 经济增长率,和总资本收入 < 投资——不是等价的。因为在不确定性条件下,每一部分资本收入的预期收益率是不同的,每一部分的资本存量乘以各自的预期收益率(各自的实际利率)加总到一起才等于总资本收入。所以只有总资本收入与投资的比较才可以为评价是否存在动态无效率提供正确的途径。在不确定性条件下,如果总资本收入 < 投资时,就存在动态无效率现象。

国内的实证研究基本上都是按照AMSZ准则。史永东和齐鹰飞(2002)11、袁志刚和何樟勇(2003)12分别比较了中国1992-2001年经济数据,结论是:中国资本的总收益小于总投资,因而中国存在资本的过度积累。而刘宪(2004)13和吕冰洋(2008)14利用相同的方法得出的结论却是中国经济是动态有效率的。

以下采用AMSZ准则,在不确定性条件下考察中国的资本积累问题。根据国民收入核算恒等式:

国民收入(NI)= 国内生产总值(GDP)- 折旧 - 间接税 = 资本收入 + 劳动收入

由于中国统计年鉴并不提供国民收入的数据,所以考虑:

资本收入 = 国内生产总值-折旧-间接税-劳动收入

净资本收入=总资本收入-投资。所以如果净资本收入<0,说明总资本收入<投资,存在资本的过度积累。由于国家统计局的中国统计年鉴中没有“折旧”这一项,本研究中“折旧”这一项来自国家发改委、国家统计局、国家信息中心等主办的《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电子资料室》网站15,其他数据来自《中经网统计数据库》16

表:1994-2008年资本收入、投资和净资本收入

年份

1994 国内生产总值 48197.9 间接税 3738.44 折旧 5406.88 劳动收入 6556.4 资本收入 32496.18 投资 17312.7 净资本收入 15183.48

1995 60793.7 4301.2 7116.33 8100 41276.17 20885 20391.17 1996 71176.6 4937.45 8781.42 9080 48377.73 24048.1 24329.63

1997 78973 5606.38 10499.7 9405.3 53461.62 25965 27496.62 1998 84402.3 6331.51 11942.6 9296.5 56831.69 28569 28262.69

1999 89677.1 6933.32 13209.2 9875.5 59659.08 30527.3 29131.78 2000 99214.6 8030.72 14972.6 10656.2 65555.08 33844.4 31710.68

2001 109655.2 9191.73 16779.3 11830.9 71853.27 37754.5 34098.77 2002 120332.7 10379.31 18493.8 13161.1 78298.49 43632.1 34666.39

2003 135822.8 12186.38 21551.47 14743.5 87341.45 53490.7 33850.75 2004 159878.3 15145.58 —— 16900.2 —— 65117.7 ——

2005 183217.5 17724.55 29521.99 19789.9 116181.06 77304.8 38876.26 2006 211923.5 20940.99 33641.84 23265.9 134074.77 90150.9 43923.87

2007 257306 25691.8 —— 28244 —— 105221.3 —— 2008 300670 29961 —— 33713.8 —— 126209.5 —— 数据来源:根据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整理得到,其中间接税包括增值税、营业税、经营税和关税。

从表中可以看到,扣除数据缺失的年份,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资本收入一概都大于投资,净资本收入一概都大于零,不存在资本的过度积累,导致的动态无效率现象。Abel、Mankiw、Summers和Zeckhauser考察了美国和其他6个主要工业化国家,包括日本,资本收入一致大于投资。因此,尽管分散化的、代际交叠的经济在理论上可能产生资本过度积累的结果,但在实践中似乎没有出现。

三、结论

1、本研究的理论贡献是:对资本过度积累现象的说明无需资本动态学方程的特例,没有资本存量动态学方程的显形,也可以说明存在资本过度积累的现象。从Blanchard和Fischer (1989 )到Romer(2006)一脉相承的、通过特例说明资本过度积累的方法是舍本逐末,没有揭示现象背后的本质。本研究认为:资本过度积累现象源于戴蒙德世代交叠模型两期寿命的假定,导致实际利率的

变化缺少了约束,可能会低于持平投资的增长率。由此可见,资本过度积累现象取决于模型结构,内生于两期交叠的模型结构。

2、本研究的实证贡献是:根据《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电子资料室》网站上提供的“折旧”数据,按照AMSZ准则,在存在不确定性的现实情况下,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资本收入一概都大于投资,净资本收入一概都大于零,说明中国经济不存在资本过度积累的动态无效率现象。

参考文献:

1. Solow, Robert. 1956. "A Contribution to the Theory of Economic Growth”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70:65-94. 2. Phelps,E S.1961.“The Golden Rule of Accumulation:A Fable forGrowthmen”. American Economics Review,51:638-642

3. Ramsey Frank. 1928. “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Saving”Economic Journal, Vol.38,December 1928:543-559 4. Cass, David . 1965. “Optimum Growth in an Aggregative Model of Capital Accumulation”,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32 (July):233-240 5. Koopmans, Tjalling C.1965. “On the Concept of Optimal Economic Growth.” In The Economic Approach to Development to Development Planning. Amsterdam: North-Holland .

6. Diamond, Peter. 1965. “National Debt in a Neoclassical Growth Model”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55:1126-1150

7. Blanchard, Oliver J. and Fischer, Stanley. Lectures on Macroeconomics[M]. Cambridge:MIT Press. 1989. 8. Barro, Robert and Xavier Sala-i-Martin. 1995. Economic Growth .Chapter 2 and Appendix A.3

9. Romer, David. Advanced Macroeconomics[M]. New York: McGraw-Hill. 2006.

10. Abel, Andrew B., Mankiw, N. Gregory, Summers, Lawrence H., and Zeckhauser, Richard J. 1989. “Assessing

Dynamic Efficiency: Theory and Evidence”,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56 (January): 1-20.

11.史永东、齐鹰飞:《中国经济的动态效率》,《世界经济》2002年第8期。

12.袁志刚、何樟勇:《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的动态效率》,《经济研究》2003年第7期。

13.刘宪:《中国经济中不存在资本的过度积累——兼与史永东、袁志刚商榷》,《财经研究》2004年第10期。

14.吕冰洋:《中国资本积累的动态效率:1978—2005》,《经济学季刊》2008年1月

15.中经网统计数据库:http://db.cei.gov.cn/

16.国务院国资委监事会电子资料室:

本文刊于《管理世界》2010年第3期

范文九:中长期适度积累率确定与投资保障研究 投稿:郝粐粑

作者:刘溶沧

经济学家 1995年08期

  理论和国内外的经济发展实践都一再表明,适度积累率的合理确定与相对稳定,是影响一个国家或地区中长期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性因素。我国积累率的变动趋势与经济发展的变动趋势,有着直接的关联。积累率的波动性,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波峰、波谷的起伏上,都与国民经济的发展、波动情况十分相似。因此,未来经济发展战略的制定,特别是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协调发展目标的实现,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适度积累率的正确选定。尤其是与积累规模的有效增长,积累率的相对稳定,关系极大。

  一、积累状况是影响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性因素

  积累率与经济发展、经济增长之间的直接相关性,在其它国家特别是在亚洲的经济发达国家和一些新兴的工业化国家中,也得到了充分的证明。

  从理论上说,各种经济理论也都概莫能外地将资本积累作为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的基本要素。在柯布—道格拉斯的生产函数中,资本是与劳动、技术并列的三大生产投入要素之一。在哈罗德一多马的增长模型里,资本是引致经济增长的关键性投入要素。根据马克思的再生产理论,扩大再生产的基本条件是:Ⅰ(v+m)>Ⅱc及Ⅰ(c+v+m)>Ⅰc+Ⅱc,即在一个生产周期中,第一部类生产的生产资料,必须不仅能够补偿两大部类已经消耗的生活资料,而且能够为生活的扩大提供追加的生产资料。所谓提供追加的生产资料,从价值形态上说,也就是提供必要的资本积累。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积累和投资是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前提。

  目前在我国经济理论的研究中存在着一种值得注意的误解,即认为按一般均衡模型,通过需求扩张实现经济增长,就是要用高消费去刺激经济发展。这实际上就是将消费而不是将积累作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源泉。事实上,一定时期的需求扩张,并不单纯等于增加消费。总需求既包括消费需求,又包括投资需求。因此,需求扩张的表现形式,既可以是增加消费,也可以是扩大投资。前者只能产生短期的刺激增长效应,即由于消费需求扩大使得部分相关的潜在生产能力得以发挥,从而导致经济增长。如果没有投资扩张相伴随,则持续增加消费引起的经济增长,可能在有限的时期内就将使现有的生产能力达到饱和状态,致使经济增长转入停滞。而增加积累和投资,即形成更大的生产能力,则不仅可以产生长期的经济增长效应,而且将相应扩大后续的积累能力,从而有利于形成社会扩大再生产的良性循环过程,促进国民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当然,作为内在于社会再生产过程的一个环节,消费的重要性是不容忽视和置疑的。但在合理确定积累与消费的份额或比例,特别是在研究促进经济持续稳定增长的因素或途径时,不能脱离生产、脱离必要的积累和投资,而把消费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强调到不适当的地步。

  二、树立积累与消费双向兼顾、相互促进的战略指导思想

  传统经济学认为,积累与消费之间存在着一种此消彼长的关系。积累率的提高,必然要以牺牲消费为代价。然而1970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现实却突破了这一传统观点,创造了适当降低消费率、相应提高积累率而实现消费、积累双向兼顾,相互促进的新经验。1979年以来的实践表明,14年来,虽然我国的积累率一直保持在32%左右(1985年以来则一直保持在34%左右)的较高水平上,但与此同时,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亦得到了明显而迅速的改善,全社会的消费水准也一年比一年提高,并没有造成积累挤消费,以牺牲消费为代价的后果。比如,从国民收入使用额在积累与消费之间的分配动态变化看,1992年的积累额(6770亿元)比1978年(1087亿元)增长了5.2倍,而同期的消费额却增长了近5.9倍,后者还高于前者0.7个百分点;全国居民的消费水平,从1978年的175元提高到1991年的803元,增长了近3.6倍,同期积累额的增长亦为3.7倍,二者几乎持平,并不存在谁挤谁的问题。

  出现这种格局的原因有二点:

  一是由于国外净流入因素的影响,扩大了国民收入使用额的规模,增大了积累与消费比例安排上的弹性区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引进外资的步伐逐年加速。1979~92年,实际利用的外资额已累计达到988.3亿美元。按当年汇价(官方)计算的外资使用额占国民收入的比率,也从1984~85年的1%左右,上升到1992年的6%左右,从而越来越成为影响我国国民收入使用额规模、积累规模和总积累率水平的一个重要因素。它同时还为在保持较高积累率的条件下,相应提高消费规模,做到积累、消费双兼顾创造了条件。这是改革开放前后的一个明显区别,也是我们在考虑未来的经济发展和相关的积累、消费战略时,应予以充分注意的一个问题。

  二是积累模式的转变。即由计划经济条件下单一的政府积累模式,向政府——社会积累模式转换。在经济循环过程中,不仅各类企业(集体)的积累功能日渐增强,而且消费基金向积累基金转化的问题亦变得日益重要和突出。特别是国民收入分配向个人倾斜的结果,使中国城乡居民个人可支配收入的数量逐年大幅度增长,其占GNP的百分比,也从1978年的45.%,迅速上升到1991年的62.3%。与此相适应,中国积累的主体结构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基本趋势是:国家积累的比重的份额由50~70年代的80%左右,下降到现在的70%左右;而个人在积累总额中的份额,则由50~70年代的3%以下,上升到目前的15%左右。最近10余年来。由于国民收入分配向个人倾斜所引起积累主体结构的变化,正是我国城乡居民个人收入的积累性增强的一个重要表现。还值得注意的是,与这种变化相关联,我国城乡储蓄存款的年末余额,也从1978年的210.6亿元,增加到1992年的11545.4亿元(其中80%以上系定期储蓄);同时,随着金融资产多元化格局的逐步形成,从1981年到1992年,我国各类有价证券累计发行额也达到3817亿元,这些因素又使得消费基金向积累和投资转化的强度日益增加,从而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出现了高积累率与消费基金的增长并行不悖,消费与积累相互促进的新格局。

  根据我国中近期经济发展所处的历史阶段,特别是在加强基础产业、社会基础设施建设,逐步缓解直到彻底根除“瓶颈”制约矛盾方面所面临的艰巨任务;鉴于发展系列重化工业,逐步从劳动密集为主向技术、资金密集型为主的产业结构转换所形成的巨大投资需求;鉴于对现有设备进行技术更新、技术改造所存在的资金严重约束状况,以及维持经济高增长所必须保持的一定投资强度等等情况,在未来的三个五年计划(“九·五”~“十一·五”)内,我们至少应该把积累率保持在现有的水平上,即应使总积累率不低于34%的水准。如果考虑到近些年来社会消费增长过快,集团消费和行政经费畸形增长,新增人口的控制亦不如人意等问题,总积累率的适当提高,应该说还有一定的潜力。

  当然,较高的总积累率的保持,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与制约。值得注意和有待进一步解决的关键性问题,至少有二方面:

  一是受到外资净流入,或国内资金净流出因素的影响。在最近几年中,如果剔除外资净流入的因素,国内积累率的水平,比国外(境外)流出的数量日渐增加的情况,在今后的经济战略和对积累率的考虑上,如何充分估计到并正确处理好资本流入与流出的问题,就具有重要的意义。它将直接关系到国内积累率的确定与调整。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历程表明,面对经济起飞之前的巨大资本需要和供求缺口,除了不断增强国内资本的积聚、集中能力之外,设法保持外资的净流入趋势是至关重要的。有关资料显示,台湾在经济起飞之前,外来资金在资本积累中的比重约40%左右,直到1971年以后,才出现了资本反向流动的倾向。在韩国,其内部积累占实际投资的比重,1954~61年期间仅为26.3%,1966年升到48%,1977~82年再升到75.8%,其不足的部分则依靠吸收外资来弥补。随着经济实力的逐步增强,到80年代中期以后,韩国才出现了内部积累超过国内投资需求和资本净流出的现象。中国的情况当然既不同于台湾,也不同于韩国。但在尽可能地引进外资以弥补内部资本积累之不足,特别是在防止过早出现国内资本净流出现象(国内资本流出额大于外资流入额)的问题上,台湾和韩国的情况则是值得思考与借鉴的。

  二是较高的总积累率的实现和保持,必须与正确的消费引导、必要而有效的消费需求管理密切配合,相互支持。(1)必须注意保持经济增长与消费额增长之间的适应性关系。即在一般情况下,包括居民消费和社会消费在内的消费额的年增长率,不应超过当年GNP(或GDP)的实际增长率。(2)在消除物价因素影响的前提下,职工工资的增长不应超过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在逐步推进工资市场化进程的同时,政府应通过税收等经济杠杆加强对收入分配的调节。

  总之,在正确处理积累长消费的辩证关系,树立积累与消费又向兼顾、相互促进的战略指导思想的前提下,未来三个五年计划期间的总积累率,似应保持在34%左右为宜。如果“九·五”期间的经济发展在“质”与“量”两个方面都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成效,经济效益低下的问题有了实质性的改善,以后两个五年计划期间的总积累率,也可以因未来经济增长速度的适当放慢,而考虑予以适度降低。

  三、中长期的投资保障战略

  投资战略的调整和转变,是一个牵涉很广、牵延性极强的复杂问题。其中带战略性的重点问题,大致有以下5个方面:

  (一)必须从过去那种以规模扩张为主、以外延扩大再生产为主的状态中走出来、尽快地、真正地转移到以提高投资效益为中心的轨道上来,在经济增长与投资增长之间,建立起一种相互适应、相互制约而又相互促进的正常关系。

  从国外(境外)的历史经验看,在现代社会化大生产和科技进步条件下,无论是在经济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里,还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或新兴的工业化国家(地区)中;无论是在它们的经济起飞之前,还是在经济起飞之后,都出现了经济增长率普遍高于或逐步趋近于投资增长的历史趋势,从而使科技进步因素、效率因素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增强,经济发展的集约化程度不断提高。比如,最近几十年来,在经济增长很快、增长持续期较长的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历程中,这种趋势亦得到了印证。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资料,1965~80年期间,新加坡的GDP年均增长率为10%,同期国内投资总额(=用于固定资产增加部分的支出+库存水平变动的净值,下同)的年均增长率为13.3%;到了1980~90年期内,GDP的年均增长率为6.4%,而国内投资总额的年均增长率则降为3.5%。相同的两段历史时期内,在韩国,前一时期GDP的年均增长率为9.9%,国内投资总额的年均增长率为15.9%,但在后一时期内,前者变为9.7%,后者则为12.5%,二者逐步趋近。在香港,前一时期的两个指标均为8.6%,后一时期则出现了很大的变化:GDP的年均增长率为7.1%,但国内投资总额的年均增长率则降到3.6%。在有可能成为亚洲“第五条小龙”的泰国,前一时期GDP的年均增长率为7.3%,国内投资总额的年均增长率为8%;后一时期前者是7.6%,后者也只有8.7%,二者的差距只有1.1个百分点。与上述情况相对照,在我国1981~91年10年中,GDP的年均增长率为8.8%,但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年均增长率却高达19.1%,后者大于前者10个百分点以上。1992年GNP比上年增长12.8%,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更高达37.6%,这显然是很不经济、也是很不正常的。根据我国的历史经验,参照国外(境外)的相关情况,我们认为,在处理经济(GNP或GDP)增长与同一时期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适应性关系上,2000年以前,可以后者不超过前者10个百分点为限。从“十·五”开始,力争使二者逐步趋近,使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率不超过经济增长率7~8个百分点。

  (二)配合经济发展模式的转换和企业制度改革的深入进行,尽快建立起投资主体盈亏自负、风险自担的投资约束机制,从体制上消除产生“投资饥渴症”和投资效益无人负责现象的深层次根源。

  事实上,一旦真正解决了投资主体自负盈亏、自担风险的问题,充分发挥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再加上政府强有力的总量平衡管理和宏观经济政策引导,那些长期存在并困扰我们的诸多问题,比如投资“饥渴”、投资结构、投资效益、投资供求等等,也就自然会迎刃而解,变被动为主动。因此,在考虑我国今后的经济发展和相关的投资保障战略时,应该把投资主体约束机制、风险机制的真正建立,作为一个核心的、战略的问题来加以研究。

  (三)把宏观投资管理、投资调控的重点,放在投资结构的改善和优化方面。

  在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不宜过多地采取紧缩投资的办法,而应该有调整和优化投资结构上大做文章。特别是在“八·五”和“九·五”期间,应把强化基础产业、基础设施建设,缓解和消除“瓶颈”制约的问题,真正摆上国家计划的议事日程,一定要保证这方面的投资绝对额增加,而增长速度则相应下降的局面。鉴于政府投资在公共性投资中所占比重极大的情况,国家计划是应该而且可以在这方面充分发挥其调控功能的。与此同时,宏观调节的政策取向,也应该逐步加强向重点产业、重点投资领域的倾斜力度,在税收、价格、企业利润上缴等方面体现国家的产业政策意图,使基础产业部门及其相关的企业,具有较强的自我发展和滚动发展的能力。无论是从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现实需要,还是从其它国家和地区现经济起飞的经验来看,这种产业结构、投资结构的调整变化,以及经济政策的相关配合,都是至关重要和带规律性的。

  此外,改善和优化投资结构的另一个关键之点在于,必须大力提高我国庞大的现有资产存量的技术水准和使用效率。近些年来,与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超高速增长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现有的约2.2万亿元的国有资产存量中,闲置和利用率不高的就占1/3左右,即相当于7000多亿元之巨。有关资料显示,在我国工业系统中,由于资产使用效率提高所增加的净产值占全部新增产值的“效益贡献率”,只有20%左右,而德国等12个经济发达国家达到50%左右,阿根廷等20个发展中国家也在30%上下。这种固定资产增量投入不断扩张,不断加速,而资产存量的利用率则十分低下,技术更新、技术改造的步履迟缓,损失消费严重同时并存的状况,正是我国以外延扩大再生产为主的传统经济发展模式长期延续的结果,当然也是固定资产投资结构失调的具体反映。所以,在一定时期内投资总规模既定的条件下,必须在投资结构的宏观把握和引导上,认真坚持先考虑存量利用,后考虑增量投入;先考虑更改,后论及新建;先研究原有生产力、生产设备的合理布局与调整,后讨论新增生产能力投资的原则。

  (四)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在投资来源保障方面,须重点解决好两个问题:

  1.加快财税体制的改革步伐,在扭转国家财政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过低、中央财政收入占全部财政收入比重过低的不正常局面的同时,必须适当提高国家财政特别是中央财政用于经济建设的投资份额,以满足国家进行宏观经济调控、加强国家重点建设的最低限度的投资需要。

  市场经济国家的发展历史与发展经验,都能明显地发现一个带规律性的趋势,即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和日益完善,出于宏观经济调控以及满足社会公共性事务需求的客观需要,国家财政特别是中央财政的收支规模不断扩大,财政收支在国民生产总值和国民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以及中央财政收入在全部财政收入中所占的比重亦逐步提高。例如,从法国、德国、日本、瑞典、英国、美国等个国家的政府支出发展趋势来看,1880年它们(未经加权)的平均政府支出约为GNP的10%,但到1985年则平均达到了47%的水平。与此同时,财政收入占GNP的百分比,西方市场经济国家近些年来也达40%左右。至于中央财政收入占整个财政收入的比例,一般都保持在60%以上,从而使国家的宏观经济调控,对国民经济发展中薄弱环节的及时加强,对基础产业、基础设施投资需求的满足等,都有较为稳固充实的国家集中性财力基础。然而,与这种趋势形成对照的是,在我国10余年的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主要由于片面的“放权让利”改革思路的指导,以及对国家财政公共保障职能和宏观调控职能在认识上出现的偏差,致使国家财力分配与使用上过于分散的状况愈演愈烈。其中特别是中央财力的日趋紧张,投资性支出的大幅度相对下降,使其在加强宏观性基础产业与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显得极度乏力。目前我国财政收入占GNP的比重只有16%左右,竟比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的一般水平(约40%)低了24%之多,比亚洲“四小龙”的一般水平(约25%)低了将近10个百分点。中央财政收入占全部财政收入的比例,1993年我国只有33.3%,也比西方市场国家的平均水平(60%)低25%以上。可见,这无论如何都是很不正常,必须尽快加以改变的。

  与此同时,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发达国家用于经济建设的政府投资,一般都占到社会总投资的30~40%左右。而在我国1992年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中,来源于国家预算内的投资比重只有7.4%。这种情况,不仅使国家的宏观经济调控缺乏必要的财力后盾,而且也使本来应以国家财力为基干的基础产业、基础设施建设,处于投资极度匮乏的困难境地。

  除此之外,仅靠增加预算内的投资比重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充分发挥国家信用的功能和作用,特别是应认真研究并积极策划建立我国的“第二财政预算”问题。通过此举,既可大大拓展财政资金的来源渠道,有利于强化国家财政的宏观调控功能,同时又能增加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约束,把以财政为依托的国家信用的发展,纳入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规范化轨道。在这方面,日本已实行了40多年的所谓“财政投融资”(The fiscal investment and loan programme)制度,可为我们提供许多有益的借鉴和经验。历史表明,在长期的经济发展实践中,日本的“财政投融资”计划,即以日本大藏省的资金运用部为中心,以邮政储蓄、各种保险和年金等形式广泛吸收社会资金,然后根据政府制定的经济发展计划,通过与政府有关的公共金融机构,以投资、贷款和认购债券等方式所进行的金融活动,对于日本的经济起飞,加强和改善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财政宏观财控功能,都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到1991年通过“财政投融资”所筹集的资金,竟占了当年国家财政总资金(=财政预算资金+财政投融资”资金)的56.5%,从而不仅成了不可或缺、名副其实的国家“第二财政预算”,而且对国民经济发展、对保证政府必要的投资强度,都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与日本的情况相比,“财政投融资”制度在我国的逐步建立不仅同样显得十分必要,是解决我国财政投资不足的一条重要途径,而且也是完全有可能、有条件的。

  2.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进行,银行信贷资金在社会总投资中所占的比重,也呈逐步升高之势。即便从长远的走势看,我国也是一个以间接金融为主,直接金融为辅的融资类型国家。因此,在我国今后的投资来源保障战略中,如何促成保持储蓄规模的不断增长态势。从而收到抑制通货膨胀、增加投资供给、推动资本和资源有效配置等多重功效,就是一个十分紧要的问题。为此,应该首先消除理论上的一个误区。这就是盲目照搬某些西方国家的货币政策措施,主张在我国实行低利率政策的一种观点。实际上,简单地讲,某些西方国家之所以实行低利率政策,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其资金供应充裕,物价也比较稳定。但发展中国家却是资金普遍短缺,物价波动较大,通货膨胀的压力亦较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人为地压低利率,不仅将造成银行信贷资金来源的困难,给通货膨胀火上加油,而且还将使大量货币资金转向购置贵重金属和外汇,或者热衷于投资房地产及其它非生产性事业,从而在资本市场的发育程度不够高、不够规范的情况下,容易引发经济和金融秩序的混乱。正因如此,许多发展中国家(如亚洲“四小龙”等)在经济起飞前后,甚至在不少经济发达国家(如日本等)都普遍实行高利率政策。因为储蓄存款的持续不断增加,外来资金在资本积累中的份额亦趋于下降。据统计,这一比重在经济起飞前约为40%,1961~65年降低到16.8%,1966~70年进一步下降为5%,1971~75年资金出现反向运动,台湾开始向外输出资本,外来资金在资本积累总额中的比重已为-3.8%,1976~80年为-8.3%,1981~85年为-40.7%。台湾的情况说明,高利率政策的实施,储蓄存款的持续不断增长,内部资金积累和积聚能力的有效增强,将是克服经济发展、经济起飞过程中资金“瓶颈”制约的一条极为重要的途径。在我国今后中长期的经济发展过程中,这种情况也概莫能外。它不但有助于解决我国建设资金短缺的困难,亦是遏制通货膨胀,提高资金配置效率的一种重要手段。

  当然,除此之外,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逐步发展和成熟,企业实行股份制改造,直接融资战略的研究和选择,无疑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方面和紧迫课题。

  (五)大力提高积累和投资效益,是实现我国中长期投资保障战略的关键之所在。如若没有较为理想或达到预期要求的投资效益作保证,即使能维持较高的积累和投资率也是枉然。今后必须把积累和投资效益的提高,作为实现中长期积累与投资保障战略的一个关键性因素予以高度重视。

  实践表明,在我国积累的使用或投资的结构调整方面,还应特别注意解决和纠正以下两个突出的不良倾向:一是在积累总额的安排运用上,用于固定资产积累的比重过高,流动资产的比例过低,从而在二者比例关系严重失调的情况下,影响了既有生产能力的有效发挥,降低了积累和投资效益。二是在我国的总投资率维持较高水平的同时,其中存货投资所占的份额和比重偏高,从而对积累和投资效益产生了消极影响。

  四、走出“瓶颈”产业制约的对策

  基础产业发展滞后或供给不足,一直是困扰我国经济发展、造成产业结构严重失衡和多次经济波动的一个重要因素。经过前几年的国民经济调整之后,这个问题有所缓解,但在1992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之后,它又迅速地显现出来,成为当前人们再一次关注和议论的热门话题。

  事实的确是明显而不容乐观的。比如,一些国家的统计表明,在实现国家工业化的过程中,发电设备与用电设备的合理比例一般为1∶2左右,超过了2,就必然导致供电紧张。而我国目前的发电与用电设备却远远超过这个比例,不仅用电设备的存量大于2,而且每年的增量也大于2。我国人均用电水平迄今仍排在世界80位以後。至于交通运输产业的发展滞后,特别是在承担着我国客货运总周转量2/3以上重担的铁路运力上的供给不足矛盾,则更加明显和严重。近几年因铁路运能不足所引起的能源不足,就使全国每年损失产值约4000亿元,减少利税约500亿元。邮电通讯业方面,当前的落后和滞后状况,也是显而易见的。其它诸如石油工业发展的滞后和日趋严重的供给短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落后和薄弱等等都是我国基础产业发展严重滞后的现实表现,也是影响我国经济实现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一个带根本性的制约因素。

  切实而有效地解决基础产业发展滞后、供给不足的问题,的确已成了事关我国经济发展前途和命运的重大课题。

  如下问题应予以特别重视:

  (一)在实现我国经济发展战略目标的过程中,有准备、有步骤地组织几次大规模的强化基础产业、基础设施建设的高潮期,以便集中性地解决基础产业、基础设施的发展滞后问题。

  在这方面,不仅我们自己有“一五”时期的成功经验,而且国外和境外也有不少经验教训可资借鉴。例如,在过去的20多年里,为了解决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运输和通讯网络的发展滞后问题,亚洲“四小龙”曾先後掀起了几次基础设施建设的高潮。使得亚洲“四小龙”在不太长的时间内创造了令人瞩目的经济起飞“奇迹”。

  在我国实现经济起飞的过程中,有计划地组织几次类似的大“战役”是完全必要的。它一方面可以切实地加强全党全国的基础产业、基础设施意识,又可在一定的时间内,相对地集中财力、物力、人力和技术,通过重点强化、重点突破的办法,实现某些基础产业的超常规发展,力争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克服经济发展的重点制约因素,满足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需要。不仅必然会带来经济的长期持续稳定增长,而且对当期的增长也不会造成损害。

  (二)重塑和竭力保持国家财政特别是中央财政在加强基础产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公共投资保障及宏观调控能力。

  较为重要的思路性对策,我认为至少包括如下诸点:

  1.配合分税制改革的实施到位,逐步使国家财政在加强基础产业和社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保障及宏观调控能力,与经济增长的现实需要相适应。

  如何改变,如何判断,怎样才能使我国财政收入的总水平及其增长程度,能够与国民经济的增长,与不断加强基础产业、社会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相适应呢?对此,有的同志提出,根据中国的历史经验和现时需要,参考国外和境外的情况,在今後我国的财政体制改革中,应把财政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提高到25~30%为宜,并使中央财政收入在全部财政收入中的比重逐步达到60%左右。这种通过竖比横比而得出的判断,当然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过,除此之外,我还想指出和强调一点这就是为使其能在动态观察、动态把握上有所遵循,似应把国民收入(国民生产总值)——财政收入——可支配的投资性财政支出这三个方面的“连锁”性或适应性增长关系,亦即三者之间保持同步增长或趋近于同步增长的关系,作为一个重要的、动态性的衡量标志。而且,一般说来,后二者的增速无疑还应高于前者的增速。只有如此,国民经济的发展才能有后劲,才能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态势。例如,1978~91年期间,我国国民生产总值按现价计算增长了5.5倍,而同期的实际财政收入仅增长了2.8倍,前者的增速超过后者近1倍。这种情形,这种动态变化格局,显然是极不正常,必须尽快改变的。

  2.从速地全面推行复式预算制度,对经常性和建设性财政收支实行分列分帐核算,切实避免由于经常性财政收支的膨胀,对建设性投资来源造成的威胁与蚕食,有利于保证国家财政对基础产业、基础设施的稳定投入与有效运用。

  3.在推行复式预算,确保国债发行收入不致用于填补财政经常性支出缺口,以及在保证和提高投资效益的前提下,积极发展我国的国家信用。一方面缓解预算内投资不足的压力,同时借以建立基础建设项目的负债经营能力和经营机制,强化基础性投资有偿使用约束。从目前的情况看,似应特别重视重点建设专项国债的发行和有效使用,实行专项——专债——专列——专帐核算的办法,以切实加强对国债使用和投资效益的监督与考核。

  (三)加强和改善对外资的引进与使用导向,把有利于强化我国基础产业、基础设施建设及其技术装备的更新改造,摆在优选或次优选的位置上予以重点抉择和考虑。

  从国际经验看,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实现经济起飞的过程中,由于适应性地或超前性地发展基础产业、基础设施的客观需要,以及由此而带来的资金严重短缺的突出矛盾,都往往把积极地引进外资,有重点地使用外资,作为一条重要的甚至是不可或缺的途径。我们只要善于抉择、积极导向,引进和利用外资来加速产业、基础设施发展是完全有可能的。

  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特别是亟待解决的有关问题,第一,在宏观指导上,应进一步注意将外资的引进和使用,纳入我国经济发展的轨道。在搞好统筹安排及项目引导,立项审查的同时,尤其应使外资的引进与运用为补我之短,有利于加强国民经济的薄弱环节而发挥作用。为了改变近些年来我国外资运用结构中基础性产业、基础性设施投资比重过小的局面,应按照我国的产业政策走向,积极引导外资主要投向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和企业的技术更新改造,投向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为此,第二,鉴于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具有投资额大、投资回收期较长等特点,为增加对外资的吸引力,确保外商的投资利益,可考虑首先把那些市场需求量大、垄断性制约较小、市场竞争性较强的产业项目,提供给外商选择。第三,鉴于目前外商对中国的有关立法不够健全,透明度不够有意见、有疑虑,甚至把它视为首要“头疼”问题的情况,我们应抓紧制定和完备这方面的各项法律,以便消除他们的疑惑,减少他们的投资风险。由于基础产业、基础设施的投资期和经营期都比较长,外商的权衡和考虑也必然较为谨慎,故消除这方面的阻力亦显得尤为迫切。

  (四)打破国家包筹包投基础产业、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格局,逐步形成中央、地方、部门、企业和某些开发经营性法人实体相结合的,全方位、多层次的投资和运营体系。

  这方面的问题比较复杂,在此不可能逐一细述。可供考虑和选择的主要思路性对策,至少包括:

  1.在推行分税制的财政体制改革过程中,明确划分中央与地方在进行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建设方面的事权和财权范围,既使其职责分明,又使其各自都具有与之相适应的财力保障,从而有利于克服地方或因事权不明、职责不清,或因缺乏可靠的投资来源渠道,而把本应由地方财政承担的基础性建设任务,部分或完全地推给中央去负担和现存弊端。与此同时,还应配合预算制度的改革,通过复式预算制的推行,使中央与地方能够用于投资性支出的财政资金不致于被挪用或挤占。

  2.积极创造条件,务使我国的基础产业部门及其企业,能够具有较强的自我积累、自我改造和自我发展能力,以期形成一种既能充分有效地利用现有的资产存量,不断提高现有装备的技术水平,又能依靠自身的积累和外部筹资,实现滚动式发展的新格局。

  3.打破长期以来由国家单独投入,统一经营,缺乏竞争的旧格局和沉闷空气,在基础产业领域,在允许和鼓励外资进入的同时,积极推动并建立一批集开发和经营于一身,具有法人实体和市场竞争主体性质与特征的企业或企业集团。

作者介绍:刘溶沧,194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范文十:资本积累课件 投稿:吕萶萷

第四章 资本积累及其历史趋势

学习目标:

熟知再生产的含义;

掌握资本积累和扩大再生产;

理解资本有机构成及相对人口过剩;

理解资本积累的一般规律和作用。

第一节 资本主义的简单再生产和扩大生产

(一)再生产的含义:社会不能停止消费,因 而不能停止生产。不断重复、不断更新的生产过程,就叫再生产。

(二)再生产按其规模不同,可以划分为两大类: 简单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

一、资本主义简单再生产

定义: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全部用于资本家消费,再生产只是在原有规模上,重复进行。

从简单再生产的角度,可以发现;

1. 可变资本的价值是工人创造的。

2. 不仅可变资本,全部资本的价值,都是由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转化来的

3、工人的个人消费,完全从属于资本家追逐剩余价值的需要。

二、资本主义扩大再生产

定义:资本家把剩余价值的一部分作为资本, 追加到生产上.使生产在扩大规模的基础上进行,叫做资本主义扩大再生产。

资本主义再生产是物质资料再生产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再生产的统一。

三、资本积累

定义:把剩余价值作为资本使用,或把剩余价值再转化为资本,叫做资本积累。

剩余价值是资本积累的唯一源泉,资本积累又是扩大再生产的重要源泉。

资本积累就是把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即剩余价值资本化。

实质是:资本家将其无偿占有的剩余价值的一部分再转化为资本,用来购买追加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扩大生产规模,从而进一步无偿地占有更多的剩余价值。

四、资本积累的影响因素

一切决定剩余价值的因素,都会影响资本积累规模,这些因素有:

1、劳动力的剥削程度(或剩余价值率的高低)

2、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水平。

3、所用资本和所费资本之间的差额。

4、预付资本的大小

五、资本积累具有必然性

1、资本积累是由剩余价值规律决定的。

剩余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规律。这一规律决定了资本家为了追求更多的剩余价值,必须进行积累,这是资本积累的内在动力。

2、资本积累是由竞争规律决定的。

竞争迫使每个资本家都要拼命地进行资本积累,这是资本积累的外在压力。

第二节 资本的有机构成

一、资本的技术构成

定义:由生产技术水平决定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比例,叫做资本的技术构成

二、资本的价值构成

定义:从价值形态来分析,资本由一定数量的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构成,两者之间有一定比例。(这种比例叫做资本的价值构成)

三、资本有机构成

1、定义:由资本技术构成决定,并反映资本技术构成变化的资本价值构成,叫资本有机构成。

2、资本技术构成和价值构成之间,密切联系:

价值构成以资本的技术构成为基础;资本的价值构成反映了资本的技术构成。 资本有机构成: C:V

(C:不变资本 V:可变资本)

3、在资本主义生产中,资本有机构成有不断提高的趋势:

随着资本积累的不断增进,资本家为了追求更多的剩余价值并在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必然采用先进技术装备;

导致:用于购买生产资料的不变资本在总资本中的比例便必然提高,用于购买劳动力的可变资本比例必然下降。

4、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以个别资本增大为前提

(个别资本越大,越有条件采用新设备,从而提高不变资本在总资本中的比重,即提高资本有机构成)

个别资本增大,有两种基本形式:资本积聚与资本集中

A:资本积聚:个别资本依靠剩余价值资本化,来增大资本总额。(资本积累规模越大,资本集聚越多,个别资本总额越大)

B:资本集中:把许多已经存在的规模较小的资本合并或联合起来,形成大资本。 竞争和信用是推动资本集中的强有力杠杆。

资本集中通常有两种:(1)兼并和收购;(2)股份公司(两者联系与区别:没有股份制,就没有并购)

① 股份公司

股份公司就是通过发行股票及其他证券,把分散的资本集中起来经营的一种企业组织形式。

股份有限公司的特征:

(1)公司的全部资本划分为等额股份,且股票可以在社会上公开出售(资本集中);

(2)公司股份可以自由转让,但不能退股(稳定);

(3)股东个人的财产与公司的财产相分离,股东凭股票分享公司收益,但对公司负债只负有限责任,即以股票面值为限(激励);

(4)公司破产清算时,公司债权人可对公司的资产提出要求,而无权直接向股东起诉,公司以本身的全部资产对公司的财务负责(保护)。

(5)企业内部形成权力制衡机制

(由股东大会选举产生董事会,它代理股东监护企业的财产,维护股东的权益。董事会将企业的经营管理权委托给经营者,经营者代表董事会行使经营权。

② 并购

定义:通过购买企业的股票并达到一定比例,从而拥有对该企业进行控制的股权。 并购的方式:1、现金收购 2、股票收购 3、杠杆收购

1、现金收购 定义:购买方支付议定的现金后即取得被收购企业的所有权.被收购企业股东一旦得到对所拥有股份的现金支付即失去其所有权。

2、股票收购 定义:股票替换是并购公司增加发行本公司的股票,以新发行的股票替换被收购公司的原有股票,以此完成收购。

股票收购的特点是被收购公司的股东并不会因此而失去其所有权,而是被转到收购方企业,并随之成为收购企业的新股东。

3、杠杆收购 定义:指一家或几家公司在银行贷款或在金融市场借贷的支持下进行的企业收购。

(一般做法是:由收购公司设立一家直接收购公司,再以该公司的名义向银行借贷,或以该公司的名义发行债券向公开市场借贷,以借贷的资本完成企业收购。)

结论:

1、股份制克服了人性的缺陷和局限

2、股份制具有强大的内在发展动力

3、股份制公司是公众公司(不是私人公司)

4、没有股份制公司,就没有资本主义经济

5、股份制公司为: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创造了物质条件(生产社会化)

资本积聚与资本集中的区别:

1、资本积聚是单个资本的自我积累;资本集中是社会资本的合并或联合;

2、资本积聚是单个资本家依靠剩余价值资本化实现的,会增大社会资本总额;资本集中是通过原有资本在资本家之间重新分配实现的,不会增大社会资本总额;

3、资本积聚要受积累基金限制,增长速度较缓慢;资本集中增长速度比较快。

第三节 资本积累的过程和产业后备军的形成

一、相对过剩人口

1、定义:劳动力的供给超过了资本主义积累对劳动力的需要的过剩人口。

(相对过剩人口不仅是资本主义积累的必然产物,而且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和发展的必要条件。)

2、产生原因:劳动力的供给超过了资本主义积累对劳动力的需要的过剩人口。

3、相对人口过剩的形式:(1)流动的过剩人口 (2)潜在的过剩人口 (3)停滞的过剩人口

第四节 对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的批判

1、马尔萨斯人口理论:

两个级数的增长:1、人口呈几何级数增长(指数速率)

(即:2,4,8,16,32,64,128等)

2、食物呈算术级数增长(线性速率)

(即:1,2,3,4,5,6,7等)

所以,人口增长有超过食物增长趋势

2、土地报酬递减规律:在一定范围的土地上,由于土地生产潜力的影响,递加投资,到一定限度之后收益递减。

3、马尔萨斯人口理论结论:贫困、失业并非资本主义制度所造成,而是人口法则作用 的结果

4、马尔萨斯“人口陷阱”

所谓“人口陷阱”是指:人均收入的增长,会被人口增长所抵消,最终又退回到原来的最低水平。

第五节 资本主义积累一般规律与工人阶级贫困化

一、资本主义积累一般规律:随着资本积累的增进,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于资产阶级手中;与此同时,工人阶级陷于贫困化。

二、无产阶级贫困化(包括:相对贫困化和绝对贫困化。)

相对贫困化:无产阶级的收入总额在国民收入总额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小。 (国民收入是无产阶级每年创造出来的新价值的总和,即V+M。)

绝对贫困化:工人阶级物质和文化生活状况的绝对恶化

(主要表现:实际工资下降、失业率提高,居住环境恶化、劳动强度提高(工伤事故和职业病增多)等方面。)

结论:随着资本积累的进行,一方面是资产阶级财富的积累,另一方面又是无产阶级贫困的积累

第六节 资本主义积累的历史趋势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一个历史过程(即产生、发展、消亡的过程)

资本主义积累经历了两个过程:

一、资本的原始积累(对小生产者的剥夺)

资本原始积累,是通过暴力等方式来实现小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相分离,以及货币资本积累的历史过程。

1. 对农民土地的剥夺,使小生产者(或手工业者)转为雇佣工人,是资本原始积累的基础。 例如:圈地运动

2.对货币财富的剥夺 ,是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因素( 通过殖民制度、国债、重税、保护关税和商业战争等暴力手段进行的。)

二、资本积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立以后)

结果:生产社会化的程度越来越高

三、生产社会化与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 矛盾,必然尖锐;资本主义制度必然为社会主义制度所代替。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