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运动的起源地_范文大全

创客运动的起源地

【范文精选】创客运动的起源地

【范文大全】创客运动的起源地

【专家解析】创客运动的起源地

【优秀范文】创客运动的起源地

范文一:新创客运动 投稿:蔡繍繎

11月6日是周三,位于上海长乐路的新车间挤满了人。“这是我做的Arduino盒子。”来自湖南的创客Allen He拿出一个只有两指宽的小盒子,“这个和以前做的相比更加小巧了,携带很方便,我就不多说了。”台下约有三四十位观众,将小小的演讲台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人点头,也有人皱着眉头:什么是Arduino?这个盒子能用来干什么?

  这个场景让你想到电影《乔布斯传》的一个场景:乔布斯和朋友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在车库里制造出Apple Zero之后,带去“自制电脑俱乐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展示。沃兹尼亚克不太自信,讲得结结巴巴,乔布斯则自信满满,断定他们制造的苹果主机将改变人们的生活。一些人觉得内容乏善可陈,提前离开,大多数人在打瞌睡。即便如此,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的苹果主机仍然获得了个别人的认可,由此从手工作坊起步,最终建立今日享誉全球的苹果公司。

  在一定意义上来讲,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是最早的创客:一群热爱创造,将想法付诸实践,动手做出实物的人。而创客空间,则把零散的创客聚集起来,分享场地、设备和想法。

  开源与分享

  三年前,中国出现了第一个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

  新车间坐落于一个开放办公室里,从大门进去往左拐,你能看到一排储物柜。柜子里陈列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四旋翼飞行棋、3D打印机、小型机器人、电子捕鼠器……沿着储物柜隔出的走廊走到尽头,就是创客们平时玩的空间,一抬头就看见天花板吊着的飞机模型。

  “新车间其实是一个玩的地方。”创始人李大维用特有的台湾腔介绍,他穿着抓绒休闲外衣和肥大的牛仔裤,戴着黑框眼镜。他大学读的就是计算机专业,本职工作是程序设计员,在行业中浸淫二十多年,目睹了互联网从最初的高门槛、高科技产物“沦落”为今天的日常用品。他发现企业的应用开发已经从传统的用程序搜集资料发展到物联网,用电脑程序控制外在的硬件。但在研究物联网时,让他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找不到可以搭配的硬件。随后,他的兴趣转移到了开源硬件。

  开源即开放资源,分享。开源硬件则是指设计图、原料表和执行软件等都通过开源的方式授权给别人的电子硬件,任何人拿到一个开源硬件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修改、生产、销售和分享。李大维认为,开源的意义在于了解新事物的工作方式,并且可以修改,修改之后还可以传播给他人使用。

  Arduino正是这样一款开源电子原型平台,能通过各种传感器来感知环境,控制灯光、马达和其他装置。它看得见摸得着,看上去就是一块集成电路板,体积有大有小。李大维用Arduino做3D打印机、四旋翼飞行器、缝在衣服上的防水控制器……终于,当家里再也装不下他的“玩物”,他被赶出来。随后李大维和朋友在上海永嘉路50号租下一个15平米的空间,创建了“新车间”。随着玩的人越来越多,15平米的小空间终于挤不下时,新车间经过两次搬迁,落脚在长乐路这个180平米的开放式办公室里。

  每周三晚是新车间的对外开放日,借此机会,会员们对外展示自己的作品,人们可以前往参观。11月6日周三晚7点,新车间里已经来了二三十人。没有主人客人的分别,人们或因兴趣围在一台3D打印机面前讨论,或因熟识相互打招呼。两个外国孩子围在他们父亲身边玩电子模块,一些人则在攀谈之后惊呼:“原来你也是第一次来啊!”

  展示即将开始,人们纷纷帮忙挪开桌子,搬来椅子。等人们落座,巴西人Lucio走上台用英语欢迎大家的到来,他指着挂在墙上的一个小盒子说:“如果你想加入新车间成为会员,只要把你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放进里面,就会有人来联系你。会费每个月100块钱,如果你按半年交的话,则是450块钱。”他又指着贴满冰箱贴的冰箱说:“饮料在冰箱里,上面都有标价,如果你口渴了,自己去拿饮料,把钱投在旁边的小盒子里。”

  没错,在创建的最初,几位创始人就决定以非营利的方式来运营新车间。实行会员制,只要你感兴趣便可加入,成为会员后可随意租用空间和设备。为了覆盖成本,新车间也在周末举办一些收费的工作坊。

  老创客的烦恼

  11月6日的展示涉及创客教育、开源硬件Arduino制作和艺术等。

  来自阿根廷的哲学家 Alejandro Piscitelli 介绍,目前他在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开展创客教育计划Paseo Lab,学生在动手创作中学习人文和科学。Allen He则是一个来自湖南的创客,他带来自创的迷你版Arduino盒子,只有两根手指长的Arduino盒子能够将外部设施与电脑连接并通过电脑程序控制,携带更方便。纽约的摄影师Ellen Jong则介绍她独特的摄影作品Pee Theory:“水是万物之源,人们离不开水。但我们从未审视过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水—尿液。”因此她蹲下身,在不同的地点拍下自己的尿液和当下的风景,提醒人们关注水和我们自身及环境的关系。

  上海向明中学的创造学老师黄曾新带来了自己的新模型—一间能够降低学生近视率的教室。人们白天的时候因为太阳大就拉上窗帘,打开电灯。在他看来,这是十分浪费阳光的行为,不但不环保,而且电灯的灯光又增加了学生近视的可能。因此,他制作了可反射阳光到室内天花板的金属窗,又给教室内的白炽灯装上灯罩,使其发出直射光。这样一来,有阳光的日子,阳光不会直射到教室里,而是反射到天花板上,为学生提供自然光的照明。

  在台下,他看见了我,便坐在我边上,说听不懂其他人讲的内容。这个66岁的白发老头被李大维尊为中国的老创客。他是中国科协分会的会员,也是上海创造协会的理事,曾在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被邓小平和华国锋等国家领导人接见过。他称自己为职业发明家,其从事十几年的创造学教育便是指导高中生进行发明创造,参加各种创新大赛。他自己加上学生获得的专利多达1000多项,令他困惑的事情是:“我发明了很多东西,但国家没人理我。”   上海向明中学有一个两层楼的房子,里面堆满了学生们的发明创造。“这是手动发电的电灯。”黄曾新拿起由一组电线圈、磁铁和灯泡做成的柱状灯具,中空的部分放了一根铁棍,他来回拉动铁棍,灯泡就慢慢亮起来了。“这就是最简单的磁生电原理,但是作用很大的!我们老是说能源匮乏,如果在海上做一些装置,让涌动的海波来发电,不就是一项重大发明吗?!”

  向明中学的一个走廊上堆了很多学生们以前得过奖的发明,走廊的墙上贴满了获奖证书。黄曾新又带着记者走进他的工作室—一间20多平米的房子。里面不仅有小型切割机机床等加工机器,还有各种零部件,一台小电视机正在播放电视剧,声音开得很大。

  他拿出了一双皮鞋和一块黑布,“我给你变个魔术!”他一只脚穿进皮鞋,一抬脚,却把两只皮鞋都抬起来了。“还有这个!”他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一支笔穿过其中。“一、二、三!”他当即把笔从钱中间抽出来,笑得像个老顽童:“好玩吧!”黄曾新说,其他老师上的物理课总是考各种计算,但他上的创造学课却能用物理学变魔术,让学生十分感兴趣。

  但有时候想到自己的发明创造无人赏识,这位“职业发明家”还是比较郁闷。他认为重大的发明,既没有被政府采纳,也没有被商业采纳,专利说明书就像一纸空文,笑他痴傻。

  中国创客运动

  黄曾新的经历和《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创客》开篇中讲的故事如出一辙:外公发明了自动喷灌系统,为了把发明投放到市场上,他必须找到愿意将发明市场化的生产商。

  “这不仅困难重重,而且会导致发明者失去对该项发明的控制权。生产资料拥有者才有权决定生产何种产品。”

  但创客面临的类似困难在互联网时代将被改变。

  克里斯·安德森写道:“如果外公不是生在1898年,而是一个世纪后的1998年……他不会仅仅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而是与全球各地和他一样对DIY痴迷的人互相分享;不会从零开始发明创造,而是借鉴已有的种种成就,将数十年的工作浓缩在几个月内;也不会醉心于专利申请,而是像其他同好一样将自己的设计成果发布在互联网上。……而且外公也不会再费心寻找经销商,只要建立自己的电子商务网站,客户通过网络搜索而非推销员,自然就会找上门来。”

  克里斯指出,今天的创客运动具有三个变革性的共同点:

  首先,人们使用数字桌面工具设计新产品并制作模型样品;其次,创客们在开源社区中分享设计成果、开展合作已然成为一种文化规范;此外,任何人都可以通过通用设计文件标准将设计传给商业制造服务商,以任何数量规模制造所设计的产品,同样也可以选择使用桌面工具自行制造。

  “透过互联网知识的分享,将原来专业领域的知识传播给大众,创客空间是一个传播的地方,让大家知道电子这些东西并不需要有一个电子的学位,你只要有兴趣,你就能做。”李大维说。

  中国创客更加有优势

  在克里斯看来,网络的美妙之处在于将发明工具和生产工具大众化。

  巴西人Lucio曾放弃家族企业,乘着帆船周游世界一年,而后来到上海。在新车间里,被3D打印机所吸引,一年以后,便自创了Lucio牌3D打印机。“未来,你可以用它来打印巧克力,打印玩具,打印任何你喜欢的东西!”他还租下了一个店面,打算展示自创的3D打印机并教给感兴趣的人。

  Kami去年从上海商学院国际金融与贸易系毕业,目前在上海市标准化研究院研发部担任网络工程师。他对机器人特别感兴趣,今年夏天仅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便制作出了小型模块化桌面机器人DT-Robot。这个披着橘黄色披风的机器人能够像积木一样灵活组合,价格低廉,体积小巧。Kami用手机操作,便可让机器人做出各种不同的动作:跑步,鞠躬,秀肌肉,甩披风,攻击,像奥特曼一样召唤……目前市面上同类型的机器人价格在5000元左右,Kami想在进一步完善DT之后开个网店售卖,价格在2000元以内。

  李大维则指出,中国的创客运动是与世界同步发展的,中国更加有优势。“中国互联网使用已经非常普遍,更重要的是,中国更接近生产地,很容易在淘宝上获得价廉物美的零件。”新车间的会员人数也不断上升,目前有180多人。与此同时,创客空间也逐渐在中国其他城市铺开。在11月举办的上海创客嘉年华,有来自国内外的200多个创客、十几家开源硬件公司和国内7个创客空间前来参加,参观人次达3万多。

  但问题在于,国内的创客在谈自己的作品时信心不够,太谦虚,太含蓄。“一方面是文化,一方面是过去一些年来产业的方向。过去是做OEM\ODM(贴牌、代工生产),比较重视客户需求,客户最大,一定程度上自己不够信心说我就这样子做就好了。”李大维解释。

  但改变仍在发生。“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过去三年开源在国内已经培养出很多有象征性的公司出来了,包括深圳的Seeed Studio,包括上海的DF Robot,深圳MakerBot,还有珠海、贵阳等地。这三年,国内的创客已经交出了很好的成绩单了。”

范文二:创客运动:人人都能做创客 投稿:邵腂腃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创客运动:人人都能做创客

作者:两袖清风

来源:《新东方英语·中学版》2015年第04期

在我们多数人还不知何为创客运动的时候,创客运动已经在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形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风潮。说白了,创客运动就是DIY的革新版,立足于现代科技的发展,使DIY从传统的手工制作变成上至发明创造高科技技术,下至自制一只手镯的创造运动。其参与者既有“高大上”的科技界精英,亦不乏平凡如你我的普通人,甚至还包括八九岁的小毛孩儿们。鉴于其掀起的全民性的创造风潮,有人将创客运动称为“现代工业革命”,而这一切的实现都离不开创客空间。创客运动是如何兴起的?目前发展如何?创客空间又是什么?这些问题都可以在下文中找到答案。

Think of the colorful Mt. Elliott Makerspace as a playroom where tools—such as soldering irons and electronics—are the toys. A bank1) of Macs and PCs lines one wall where kids can research how to make things, learn to mix2) music with Garage Band3), or build their own digital world with Minecraft4). Windows behind the computers—a sort of bridge between the 20th and 21st centuries—offer a full view of a retired machinist's5) woodworking shop. Bookshelves stuffed with remote-control cars, arts-and-crafts supplies and beginning robotics kits6) flank7) a doorway leading to a bike shop. A pile of circuit boards and hard drives sits in a corner next to a disassembled electric wheelchair lying in wait for curious tinkerers8).

Across the room, two sixth-grade girls hunch9) with furrowed brows over wooden treasure boxes. Zwena Gray grips a screwdriver-sized soldering iron; a wisp of wood smoke curls around her wrist as she touches the heated tip to the box. Her friend Raven Holston-Turner presses the flat nib10) of a wood burner to the penciled words "Free to be me" on her box.

Zwena and Raven are the earnest forward guard of a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the modern maker movement. Makers may be knitters11), mechanics, electronics tinkerers or even masters of the new 3-D printing process—people reconnecting with the idea of do-it-yourself and working with their hands.

And at the heart of this movement are so-called makerspaces that welcome a diverse group of builders, hackers12) and hobbyists who share resources and knowledge. Some are housed in existing community centers such as libraries, museums or youth centers. All—and hundreds have cropped up13) in the past decade in the United States—center on a love of tinkering and a desire to manipulate14) the functional world.

In these spaces, students who no longer have access to wood and machine shops in school, entrepreneurs who have a great idea but little capital15) to invest in the equipment necessary to build

范文三:“创客运动”让未来大不同 投稿:魏茈茉

如果谈及免费经济模式、长尾理论等理论,恐怕科技领域无人不知。令人称奇之处在于,这些影响深远的理论均由美国《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提出。

  几年前,我和安德森有过交流,我从事互联网10多年,一直是坚定的互联网免费主义者,360也正是从免费安全起步的,以此积累了数亿用户,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了有效的商业模式。

  这一次与《免费》(Free)不同,安德森将视野从数字世界拓展到了实体世界。数字世界的革命固然玄妙,但其经济规模和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程度直到今天仍旧不能与实体世界同日而语。安德森关注到,“创客运动”是让数字世界真正颠覆实体世界的助推器。

  他认为“创客运动”是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浪潮,将实现全民创造,推动新工业革命。其中每一个进行或参与创造的人都可以被称作“创客”。既往,由于专业知识、特制设备以及大规模生产成本因素,大众进入制造业受到严重制约;眼下,这种桎梏却正在逐渐消失。创客时代的制造业变革不在于更改制造过程,而是由谁制造的问题。全民创造的DW(自己动手)魅力或将远远大于大企业和商业巨头的大包大揽。

  无疑在线分享环节在其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推动作用,归根结底是数字革命在颠覆传统制造业,这种在线分享让制造环节逐步迈向数字化操控。为数众多的实体物品和制造工艺借由数字化浪潮纷纷涌上了屏幕端,以各种设计图、可视化的操作步骤图谱呈现,再经由网络分享给大众。桌面3D打印、桌面数控机器、桌面激光切割、桌面数控绣花、编织及绗缝……不胜枚举,这些无一不是将实体世界数字化。桌面制造业为“创客运动”的兴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就意味着,这些能够在屏幕端完成的制造操作过程蕴藏着由普通人完成的无限可能。因为这种个人制造绝非小打小闹,众多个人制造联合推动全民创造,它将直接加快向工业化趋势发展的步伐。“创客运动”的拥趸因此信心十足,正如多克托罗所说,“桌面上的钱就像小小的磷虾:无数的创业机会等待着有创意的聪明人去发现、去探索。”更关键的是,“大家一起动手”拥有成为创新引擎的可能。全民创造极有可能涌现出的层出不穷的创意,而这些创意又通过在线分享再次传播,进入一种正向循环。

  (作者为奇虎360董事长)

范文四:创客运动与STEM教育 投稿:武滭滮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创客运动与STEM教育

作者:吴俊杰

来源:《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2013年第12期

2013年10月,本刊专访有“创客教父”之称的美国资深创客Mitch Altman,主题是创客文化与STEM教育。在采访中,Mitch Altman谈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教育观,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创客完整的成长经历,并对创客与STEM教育的关系以及如何在基础教育中培养创客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

记 者:您好,Altman先生,请您向我们的读者做一下自我介绍。

Mitch Altman:大家好,我是Mitch Altman,我是一个创客,也是一位教育者和专栏作者。我周游世界来宣传创客文化,与此同时也教公众一些电子方面的课程。作为美国最早的创客空间——圣弗朗西斯科Noise space的联合创始人,目前我在北京创客空间开一周的讲座,作为我中国之行的第一站。我最有名的作品叫TV-Begone,它可以关闭任意一个品牌的电视。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人们天天盯着电视屏幕很不好,于是期望做一个搞怪的东西,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产品,但是一些朋友喜欢它,我就做一些给他们,没想到这个东西在全球卖了50万台。

记 者:50万台?很了不起!您都是通过网络卖它们吗?

Mitch Altman:是的。现在TV-Begone在上海制造,我每年都会来中国一次协调制造事宜。

创客能否作为一生的职业

记 者:您是如何成为一个创客的,从童年时候就开始了吗?

Mitch Altman: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摆弄电子方面的东西。当时我坐在爸爸的膝盖上,摆弄一些电池、导线。爸爸期望我能够成为一个发明家,帮助周围的人。现在,到处都能看到TV-Begone,我还教别人如何自制一个TV-Begone,然后把周围的电视关掉,父亲的愿望实现了。我曾经在一些小公司任职,但是工作有些无趣,令人绝望,我就出来了,全职做创客。 记 者:那您做创客应该很多年了。

Mitch Altman:是啊,从十几岁的高中时代开始,现在我已经56岁了。

记 者:哇!很抱歉我对您的年龄很感兴趣。要知道很多人会觉得,尽管做创客是一项有趣的事情,但是它真的是一个可以持续一生的职业吗?当创客老去时该怎么办?当创客遭遇婚姻怎么办?作为一个接近退休年龄的创客,您怎么看待这类问题?

范文五:创客运动与STEM教育 投稿:梁桡桢

2013年10月,本刊专访有“创客教父”之称的美国资深创客Mitch Altman,主题是创客文化与STEM教育。在采访中,Mitch Altman谈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教育观,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创客完整的成长经历,并对创客与STEM教育的关系以及如何在基础教育中培养创客有了更为深入的认识。

  记 者:您好,Altman先生,请您向我们的读者做一下自我介绍。

  Mitch Altman:大家好,我是Mitch Altman,我是一个创客,也是一位教育者和专栏作者。我周游世界来宣传创客文化,与此同时也教公众一些电子方面的课程。作为美国最早的创客空间——圣弗朗西斯科Noise space的联合创始人,目前我在北京创客空间开一周的讲座,作为我中国之行的第一站。我最有名的作品叫TV-Begone,它可以关闭任意一个品牌的电视。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人们天天盯着电视屏幕很不好,于是期望做一个搞怪的东西,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产品,但是一些朋友喜欢它,我就做一些给他们,没想到这个东西在全球卖了50万台。

  记 者:50万台?很了不起!您都是通过网络卖它们吗?

  Mitch Altman:是的。现在TV-Begone在上海制造,我每年都会来中国一次协调制造事宜。

  创客能否作为一生的职业

  记 者:您是如何成为一个创客的,从童年时候就开始了吗?

  Mitch Altman: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摆弄电子方面的东西。当时我坐在爸爸的膝盖上,摆弄一些电池、导线。爸爸期望我能够成为一个发明家,帮助周围的人。现在,到处都能看到TV-Begone,我还教别人如何自制一个TV-Begone,然后把周围的电视关掉,父亲的愿望实现了。我曾经在一些小公司任职,但是工作有些无趣,令人绝望,我就出来了,全职做创客。

  记 者:那您做创客应该很多年了。

  Mitch Altman:是啊,从十几岁的高中时代开始,现在我已经56岁了。

  记 者:哇!很抱歉我对您的年龄很感兴趣。要知道很多人会觉得,尽管做创客是一项有趣的事情,但是它真的是一个可以持续一生的职业吗?当创客老去时该怎么办?当创客遭遇婚姻怎么办?作为一个接近退休年龄的创客,您怎么看待这类问题?

  Mitch Altman:这个事情因人而异,但是对于我而言,我想这些问题并不难。我会尽量让生活变得简单。我只是在做我喜欢的项目,我当初制作TV-Begone,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我很喜欢这个东西,后来我的许多朋友也很喜欢它,每人都想要一个,于是我就卖给了他们。没想到,他们的朋友看到这个新奇的东西也很兴奋,也想要,于是朋友带动朋友,就让我看到了某种商业机会的可能性。

  我喜欢鼓励人们探索他们生活中真正热爱的事物,让他们富有激情、非常兴奋的事物,而不是那些他们“应该”去做的事情。在我小的时候,我总是被教导“应该”去做什么,而不是我真正“想要”做什么。我做了好多别人会觉得有趣、很酷的事情,但是我也花了很长的时间来决定是否做一个全职的创客,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你知道,任何人都有社会压力,尤其是当周围的人试图给你指明一条规范的人生之路的时候,比如去一个学校,去学某一个专门领域的知识,而你却发现你其实更喜欢另一个领域,走另一个方向。

  有的时候,甚至你的父母也会站在那些人一边,告诉你“最好找一个正经工作”。这里面其实没有什么对错可言,但是你必须做出选择来让自己的人生过得更好。既然这样,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你自己深爱的一个点子,周围的人也很喜欢,何不让它变成产品?这样的故事真切地发生在我的身上,也发生在那些制作3D打印机的人身上。我们都成就了一番事业,没有人要求我们做这些,我们只是在做自己内心深处觉得很酷的东西,并与他人分享,然后这个东西就会自己成长起来。这个过程如果你真的投入激情,进入到创客的状态后,是常常发生的。

  我这次访问中国的一个原因就是,期望能够传递那种对于你真正热爱的东西投入全部激情的价值观,而且你也可以以此为生。如果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此,中国的公司也会在未来变得更加被重视,很多人会因为自己的想法最终变成现实而过得更快乐。做出这种改变并不容易,但是已经出现了像北京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这样的创客空间,它们将形成一个支持性的社区,这些社区会帮助那些期望做全职创客的人更容易做出决定。

  记 者:嗯,他们确实做了很多工作。那么,您觉得创客空间应该是一个非盈利的社会组织,还是一家公司呢?

  Mitch Altman:这并不矛盾。北京创客空间是一家公司,但是他们同样也有非盈利的基金会。我在旧金山创办的创客空间是非盈利的,NYC Resistor发源于旧金山创客空间,它是个盈利的机构。目前全球有一千多家创客空间,他们大部分是非盈利的,但是否盈利对机构并不太重要,只要对创客们有利就好。我很喜欢校园中的创客空间,从小学到大学要是都能有这样的一个环境,不仅仅教授理论,而且有动手的课程,就会有更多的人被鼓励从事他们内心深处真正想做的事情。

  记 者:学生需要在知道原理的同时真切地体会到他们能够做什么。

  Mitch Altman:是的。不要纠结在彼此分离的科目知识上,可以把数学和科学结合在一起,也可以把科学和工程结合在一起,甚至把设计和科学结合起来,包括技术。不管怎样,这些东西都是每个人应该有的学习资源。尤其在中国,这里有这么多富有天赋的人,还有这么好的制造业环境,中国人勤劳的双手提供的服务已经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世界的发展,人们应该在一个终身学习的开放环境中生活。每个人、每天从家里到这里来,并且被不断地激发出新的探索。如果人人都能如此,这就是我能想象的最好的社会愿景之一,这才是中国的未来。

  学校应如何培育创客

  记 者:您刚才说,父亲对您的影响很大,那您的老师对您有哪些影响呢?   Mitch Altman:很不幸,在我读书的时候,他们对我帮助不大。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投入到教育当中来的原因,那就是为了帮助更多像我一样的学生。我现在一半的时间会在美国我的创客空间教课,另一半时间周游世界,到世界各地的创客空间教学。有时候,我还会去学校里面教课,以帮助校园创客成长。在美国,校园暴力是很严重的,成为一个“极客”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我教给所有学生创客的东西,让他们了解创客并获得快乐,这对那些看起来不太合群的“极客”的社交是有帮助的。

  记 者:哈哈,在美国很多人觉得校园“极客”看起来不够强壮,有点像书呆子吧?

  Mitch Altman:是的,我就是一个书呆子,也是一个“极客”,而且我也很高兴周围的人喜欢我做的东西。但是在学校里很少有老师给我展示他们的创客作品,我认识一些在高中教电子电路的老师,他们可能缺少创客们所需要的工具。我所需要的是有神奇质感、与众不同的东西。

  记 者:我刚好是在一所拥有小学、初中、高中的完全学校任教。我的学校也有一个创客空间,其中一个学生正在研究用于改善睡眠的脑电波眼罩,并小有成就。那么,您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校园创客空间有什么建议呢?怎么把一间教室改造成教育创客空间?

  Mitch Altman:只要有一个房间,大家随时都可以进去,并不需要花很多钱,最重要的是人人在里面待着很舒服,很安全地探索新东西。这就是为什么创客空间兴起于一个需要能够一起玩、一起品味成功与失败的爱好者群体。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创客空间保持联系,他们会给予你建立创客空间的很多帮助。

  记 者:但是,在学校里面,这个房间不能保证一直开着,因为我不能保证一直在学校。

  Mitch Altman:你不用保证创客空间24小时都开着,你只需要保证学校开着的时候创客空间也开着就可以。其他时间,如果他们需要帮助,还可以去社会上的其他创客空间。

  记 者:作为一个在学校里授课的教师,我还是要在校园创客空间里讲授一些基本课程的,那您觉得什么是最基础的课程呢?

  Mitch Altman:没有什么是必须做的或是一定不能做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大家想要学什么。就像我今天在北京创客空间教授的课程,就是一个简单的互动电子装置的制作,这些学员之前一无所知。今天每个人制作了一个互动媒体作品——一个一开始变幻绚丽色彩,当手靠近就变成红色的灯。当他们把各自的灯摆成一排,手挥舞过去,一幅绚烂的图画中一条红色的光带随着手移动起来,大家都会觉得很有趣。就像这种很安全、也很有趣的形式,让那些从来没有接触过电子制作的人觉得“是的,我能行”。当他们对电子技术感兴趣时,如果你引导他们,他们将学习得更多。如果同样的工作坊能够在你学校的创客空间当中开设,这时人们会说:“哇,这个东西好酷啊,我想再学一点相关的东西。”或者他们对我这种类型的工作坊不太感兴趣,你也可以找一些做其他领域的创客,比如像缝纫、生物、DNA序列等。不管怎样,你只要请一些创客过来就行,或者请一些教师创客一起来开课。你可以一次只开一个工作坊,也可以一次把几个工作坊安排在一起,参与者可以随意走走,试着做一点儿很酷的、自己以前没做过的东西。这些都是可以尝试的选择,重要的是把这些五花八门的东西组织在一起,让你的创客空间对每个参与者都充满生机。

  记 者:我明白了,我要教会学生做自己,开放地分享成果,并邀请其他创客和老师到景山学校的创客空间里给孩子们讲课。

  Mitch Altman:是的。很多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学到很多,不仅如此,他们还可以给别人做展示。很遗憾,现在学校里面这种形式的活动并不常有,但是在创客空间里面,任何人、任何年龄的会员,他们都会分享出自己独特的想法。

  记 者:刚好我的一个六年级的学生参加了北京创客空间一个开源硬件Arduino的工作坊。昨天这个孩子给一些高一的学生展示了他的作品。高中的学生觉得既然六年级的学生可以做到,他们也能做到。

  Mitch Altman:是的,一个创造性的环境要允许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即使你觉得很有可能不成功,没有关系,试一试,如果失败了,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尝试别的东西。电子类的东西,你尝试得越多,你就会越擅长它。

  记 者:那您如何看待像乐高这样的积木呢?它也有一些电子类的套件,在中国,很多孩子学习乐高。

  Mitch Altman:乐高积木很好,用他们的小积木可以制作出许多你想要的东西,很多孩子都很喜欢它们。但是其他的设备也能完成类似的任务,像Arduino就比乐高的Mind storm更便宜、更容易制作。我见过一些创客空间教入门电子电路知识,他们用一些基本的电路模块。其中的一种长得非常可爱,叫file electric,还有一些电阻和磁敏原件、光敏原件。把光敏原件和电阻连接起来,接上电池,就可以制作一个光敏电路。试一试,如果不成功也没关系。像你作为老师,要向学生展示这个尝试新东西的有趣过程。在这个学习共同体当中,一个人知道解决一个问题的一部分,其他人知道另一部分,把这些想法放在一起,常常会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解决方案。这种方式和教师仅仅呈现一个解决方案的传统做法有很大区别。

  记 者:在您今天的工作坊里,我看到了1位老师,3位助教,面对10名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但这不可能发生在我的课堂上,因为是1位老师面对着40位学生。

  Mitch Altma:我经常遇到1位教师要面对50位学员的情况,我喜欢用Arduino开展教学的一个原因是,我要告诉大家,你不必非要成为一个电子电路的专家,用Arduino搭建的简单项目,很可能就会成为未来的产品。人们很容易连一些电子元件到主控板上,也很容易给主控板编程,这些开源硬件的设计方案都放在网上共享。我的工作坊中常常使用Arduino、二手电脑,对于初学者,我一般使用一个“Arduino初学套装包”,在45分钟的课时中,初学者要知道他都可以使用哪些类型的电子零件。如果这一步做得好,他们就应该知道怎么把这些零件组织起来,再到网络社区成千上万已有的项目中找到一些感兴趣的项目来复制。有时人们觉得网上的项目还不够完美,希望做一点改善或创新。在我的工作坊当中,我努力做到让学员拥有尝试做一些自己脑海中的东西的自信。那些已经存在的项目,我要做的就是去鼓捣它们,把已有的资源重组,做一些你想要做的事情,再把结果分享回去,分享给创客空间里的其他人、分享到网络上,这样其他人就能从中受益。我曾经遇到过50个学员,只有我1个老师的情况,大部分人都在高中以上的学段。如果有特别小的孩子,我一般都需要志愿者来帮助他们。曾经有过4岁的孩子参加我的工作坊。如果我们将视线从创客空间转向一般的课堂,1位老师可以在课堂上向40位学生展示这些工具,并且讲解一些有关这些工具的理论,展示这些工具的使用方法。之后,学生们就可以在校园的创客空间把理论想清楚,他们会知道教师展示的理论可以做成什么样的东西。在创客空间中的老师是学生们的导师,他并不解决所有的问题,每位学生都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有一位学生需要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的时候,其他人会帮助他,而且每个人都向别人学习东西,气氛会很high,每位学生都会喜欢那里,愿意待在那里。   创客空间中自然地发生着STEM教育

  记 者:您觉得创客空间是一个很好的推动STEM教育的地方吗?

  Mitch Altman:是的,STEM是指科学、技术、工程学和数学,这些领域对于任何一种教育都非常重要,但是有一点我尤其要指出,许多艺术门类也非常重要,所以,在美国,人们现在将艺术(Art)加入到STEM教育当中,称为STEAM。艺术领域是如此宽泛,它涵盖了许多STEM所没有包含的领域。如果你的专长是科学,一直钻研科学是很奇妙的一件事,但是你可能同样需要一些创造力的特质,来让你的科学探究更加有效。培养创作力需要更广泛的教育领域,像视觉艺术、音乐、摄影这些课程都是很有价值的。这些课程可以帮助每位学生在科学、技术、工程学、数学领域做得更好。所以STEAM的理念是很好的,体现STEAM精神的活动常常自动地在创客空间当中发生。不同创客小组可能擅长不同的领域,有的擅长科学,有的擅长艺术,有的则是音乐或者电子、编程。在一个创客空间当中,这些小组常常是混杂在一起的。就像我创办的noise space创客空间,里面有缝纫机、车床、用于制作电影的暗房……人们在其中制作音乐、绘画和手工艺品,有的人在刚刚加入创客空间时,只是期望学习一些电子技术,然而在之后的项目中,他们将光影和声音加入作品中,用导电线将发光二极管缝纫到电路之中,用这些艺术性的手段将项目变得越来越有趣,而不只是一个完成某个功能的东西。有人甚至在做菜的时候,在菜品上装饰了发光的二极管,这些都是一些可能的尝试。所以,STEAM的学习,在一个“和而不同”的创客社团中会自然地发生。

  记 者:您觉得在创客空间当中,信息技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Mitch Altman:很重要,有些人非常痴迷于此,他们喜欢把很多电脑连在一起工作,帮助维护网络,帮助对网络感兴趣的人,帮助维护网络账户。我们同样需要信息技术来处理任何和电脑有关的东西,你会注意到几乎所有的创客空间都有网站,在我的创客空间,许多人都对电脑和网络非常熟悉。有的时候,网站瘫痪了,但是很快就会修好,因为就是他们设计了网站和架设了服务器,这些不同领域的创客们集思广益,很快一个点子就会自然地冒出来。创造力对于每个人而言,只要是在做他热爱的事情,都会自动地冒出来。也有一些信息技术的课程,比如教人们如何建设一个网站,这些课程都很受欢迎。

  记 者:我发现“创客运动”这个词最近很流行,您怎么看待创客运动?

  Mitch Altman:我所期待的一些积极的变化已经发生了。在hackerspace.org的网站上你可以看到一张世界创客空间的地图,目前全世界有超过1400个创客空间,并且增长的速度很快。这对于人们来说,很方便就可以生活在一个创客空间里或者访问附近的创客空间。这还不够,这个世界上有超过70亿的人口,只有不到50万的人成为创客空间的会员,因此,还需要数以百万的创客空间,而这些创客空间每一个都是独特的,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学习的创客空间。创客空间的数目在奇妙地增长,这是创客运动的一个重要标志。在创客空间中,我们不单单教授一些基础的东西,还教授一些非常前沿的技术,而且这些技术都是开源的,让人们沉浸其中,使人生变得更好,并感染周围的每一个人,这就是社会的意义。我们将生活在一个以群体的方式互相支撑的社会当中,分享工具,让生活更美好,这就是创客运动的未来。

  采访后记

  我从2011年开始关注创客运动和创客教育,见到过大大小小标榜为创客的人。但是Mitch是一个我认为最理想的创客,他给了我们一种以创客为职业的可能性:一个创客,从青年时期开始将其作为一项快乐的职业,他享受分享带来的快乐和潜在的商业机会。等到了快要退休的年龄,仍能保持热情、平和以及无限的创造力。这样的人多了起来,给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教育带来了新的希望。

范文六:从创客运动到创客教育:为创造而生 投稿:叶的皅

2015年9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有效利用信息技术推进“众创空间”建设,探索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这意味着由社会“创客运动”引发的“创客教育”热潮,正式进入国家层面的教育发展规划中。

  创客教育的兴起,从外部环境来看,源自于全球的创客运动热潮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时代经济发展的现实需要。从教育内部来看,则是要解决创新精神、实践能力培养不足等诸多教育问题。

  “创客”源于英文单词“Maker”,最初是指那些酷爱科技、热衷制造、乐于分享,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后逐渐延伸为,只要具备了创意、创新、实践、合作、分享等特质,“人人皆可成创客”。

  正如美国《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创客:新工业革命》一书中所说:“如果你喜欢烹饪,你就是厨房创客,炉灶就是你的工作台;如果你喜欢种植,你就是花园创客。……这些活动闪现着人类的创意、梦想与激情。”互联网时代的开源硬件分享把众多创客连接在一起,3D打印机等数字制造技术的成熟,极大地降低了把创意变为产品的成本,从而形成了全球性的创客运动。

  创客运动与教育的结合,便是顺应时代潮流、培养未来新人的尝试。创客教育正在为教育的创新发展开启“一扇窗”,为落实创新创业教育,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实践能力、社会责任感等核心素养提供有力的“抓手”和“实践场”。

  那么,到底什么是创客教育?2016年2月22日,中国电子学会创客教育专委会经过众筹式的讨论,得出了相对权威的定义:“创客教育是创客文化与教育的结合,基于学生兴趣,以项目学习的方式,使用数字化工具,倡导造物,鼓励分享,培养跨学科解决问题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和创新能力的一种素质教育。”

  狭义的创客教育,是指建立创客空间,开设专门的创客课程,配备专业化的指导教师,培养创客人才;广义的创客教育,则是旨在应用创客的理念与方式去改造教育,将创客运动倡导的“创意创新、动手操作、合作分享”等理念融入各学科教学过程,开展基于创造的学习。

  当前中小学创客教育的先行学校,大多是从狭义的创客教育开始探索,从综合实践活动、信息技术等边缘课程突破,推进创客空间、创客课程、创客活动的一体化,在实践中加深对创客教育的理解,逐渐走向广义的创客教育。

  对于目前的创客教育热潮,北师大教育学部副部长余胜泉教授认为,创客教育不是一窝蜂让学生去学习开源电路板、3D打印、机器人,不是培养少数发明家,而是要在教育活动中融入创客的精神和内涵,将学习者培养成为有创客精神的人。强调创客的兴趣驱动、创意创新、动手实践的核心品质,推进跨学科知识融合的STEAM教育,在帮助学生打好扎实的科学、技术、工程、艺术和数学知识基础之上,培养其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促进创新型、创业型人才的成长。

  创客运动就是为“创造”而生。在创客运动的推动下,学校、家庭、社区、企业等社会力量和资源将被充分调动起来,协同打造众创空间,无缝连接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最终重构整个教育生态,实现真正的创新教育。

  有人指出,与20世纪唐・泰普斯特提出的“网络世代”概念相比,“创客”更抓住新人的本质。“网络世代”还只是说网络原住民的技术特征,而“创客”说的是网络原住民的人本特征。创客本质上就是进行意义创造的人。

  目前我国的创客教育正处于起步阶段,对于这一新生事物,我们应该怀有“创客”般的热忱、乐观,小心翼翼地去呵护它,在行动中释放人的创造本能,开创教育的“创世纪”。

范文七:教育要从创客运动中学习什么 投稿:熊闣闤

教育要从创客运动中学习什么

10年前,以博客为代表的Web2.0让人人可以从信息的消费者转向生产者。10年后,以创客运动为代表的制造方式让人人得以从商品的消费者转为生产者。创客运动被安德森誉为一场新工业革命。藉此趋势,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在深圳柴火空间为创客运动添柴加火。在教育领域内,由一线教师自下而上推动的创客教育,得到了教育政策层面的呼应。许多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花费巨资打造创客空间,期望借此发展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但在这场热潮中,不乏冷静思考者的声音,甚至有人预言,创客教育在“玩概念”过后将销声匿迹。

为此,本文从创客运动的本源开始梳理其给教育带来的启迪,期望创客教育能得到健康的发展。

创客运动宣言的启示

在国内诸多探讨创客教育的文章中,提及最多的是安德森的《创客:新工业革命》,另一部由创客运动领头人马克·哈奇著的书却少有人提及。它的英文名是 The Maker Movement Manifesto:Rul e s f o r I n n o v a t i o n i n t h e N e w W o r l d o fCrafters,hackers,and Tinkerers (笔者将其直译为《创客运动宣言:新世界手工艺者、黑客、非熟练工的制度创新》,以下简称《创客运动宣》)。该宣言包含9个方面内容,对创客教育的启示见下表。

如果说宣言只能给我们一些零碎的创客教育观念的启迪,那么分析创客实践场——创客空间的运行模式,则可以让我们由表及里,获取更系统化、更深刻

的启迪。

从新模式中学习:创客教育该如何运作

用西方文化的话语描述,创客运动是一种创造文化,是对消费文化的反抗;创客运动是满足个性化需求的行动,是对大规模制造的反抗;创客运动是一种通过工程、技术与设计的实践行动让STEM平民化的活动,是对传统的不接地气STEM的反抗。从文化上认识到这些是相当重要的,有助于我们从本质上认识创客运动。

当前创客教育谈论最多的是一些数字化硬件知识的学习,比如传感器、开源硬件、编程、机器人、激光切割、3D打印等,以至于有学者认为“数字创客教育”才是正宗的创客教育。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理解偏差呢?

一是国内创客教育主要是从信息技术教师群体开始的,他们本身就是数字硬件的爱好者,社会上的创客空间也大多是数字硬件的背景。但即便是安德森,都没有窄化地理解创客,在《创客:新工业革命》一书中,他这样写道:“如果你喜欢烹饪,你就是厨房创客,炉灶就是你的工作台;如果你喜欢种植,你就是花园创客。编织与缝纫、制作剪贴簿、串珠子或是十字绣,这些都是制作的过程„„成百上千万热爱DIY的人们因此突然由各自为政变成了携手向前。创意因为分享而被放大,项目由于分享发展为团队项目。”二是我们在理解创客教育时,过于注重对新兴工具的学习,而没能较好地从创客文化的宏观视角关注创客空间的运行模式,而后者才是关键,才是创客运动的发动机。

作为Techshop创客空间的CEO,马克·哈奇在书中写下了相当丰富的案例。我们对创客空间的运行模式做了初步的梳理。

一是共享制造工具。Techshop的每一间工作室,平均占地1300平方米以上,各种工具一应俱全,“让你可以做出任何作品”。马克·哈奇认为,共享制造工具恰好回应了马克思的观点,打破了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带来了新的生产关系。一些个人创业者直接进驻创客空间,一些初创公司干脆把公司搬到Techshop附近,以便使用这些制造工具,进行几乎零成本的创新。 二是零门槛, 按需学习。一位年长的文员在Techshop想尝试学习设计珠宝,他不仅学会了,还成功创业;一位什么都不会的女士花60美元学习了使用激光切割机,短时间练习后制作的饰品不仅赢得了孩子们的欢心,还促成了她的创业,并被生活类杂志大幅报道。在创客空

间里,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或专家的建议,选择学习付费的短期课程,或者让会的带不会的入门,自己决定学什么和做什么。Techshop的理念是,短时间内学习最基本的课程,够用就行。

三是在实践社群中共同成长。在创客社群内,互相分享知识经验,互相学习和激发创意;创客社群外,促进研究机构的仪器开放,参与Maker Faire这类展示宣传活动,影响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参与众筹等促进产品的商业化,利用分散式制造和弹性制造形成少量商品生产,满足消费的长尾,反哺创客社群。

正是这样的模式创新,才吸引了那么多人到创客空间来,才被誉为一种新的工业革命。创客教育最需要的,就是从这样的新模式中获得启迪。

1. 丰富而开放的学习空间设计

一位学生进入创客空间,看到如此丰富的工具和作品,他会想:我何不做一个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呢?但在教室,桌椅把几乎所有的空间占满,没有制造工具,没有自由活动的空间,只能听老师讲课、做练习题、做纸笔测验,然后带着作业或分数回家。单调乏味的学习环境,使得知识学习除了从理论到理论,难有实践出的真知。学校,只不过是在四方盒子里记忆书本知识的地方。

幸好创客教育之风吹进校园,不少学校把原来的各种功能室在一定程度上改造成了创客空间,成为向少数学生实施创客教育的场所,这是明显的进步。但新的问题伴随而来,创客空间必须开放,必须能让学生随时进来使用工具,必须有教师在场随时帮助有需要的学生。要做到这一点,目前还很难。

改造功能室只是实施创客教育的第一步,理想的状态是每一间教室都向类似创客空间改造,让所有学生都能参与实践,让所有学科都能向创客教育转变。

2. 学生靠前,课程靠后,按需学习

从国家教育发展规划到课程标准到教材,我们是在依法执教,即让学生完成国家规定的课程。学生是被动的课程接受者,虽然课程专家们声称课程是根据学生的需要来设计的。但这样设计的课程,是课程在前,学生在后,成年人的意志占据强势。站在这个角度,“以学生为主体”一开始就可能靠不住。

在创客空间,来学习的人是带着自己的喜好和目的而来,创客空间的工作人员是帮促者角色——为满足创客的需要提供各种服务。创客教育要真的做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把“人”找回来,真正把学生放在前,把课程放在后,按需学习。学生想学什么、做什么,但不知道如何入手,好吧,老师给予建议,先从哪里入门,可以选择什么样的短期课程,或先跟着哪位老师学习一下。然后学生自己边学边做,边做边学,不断深入。只有这样,知识才能在实践中得到真正的理解,创造力才有了生发和锻炼的机会。

创客空间中的这种学习方式暗合了后现代的课程观,即视学生为有独特个性的、有创造潜能的、对自己负责的主体,师生关系是平等的、相互理解的、相互对话的和谐关系。课程,是在学生需要的时候才定制出来的。后现代课程表现出对学生的一种高信任态度,一直被许多人认为具有“乌托邦”性质。但时代在发展,学习环境在变化,创客空间提供了丰富的工具支持,网上课程的丰富化、多样化、微型化,给学生的学习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可选择性和灵活性,为实现“乌托邦”带来了可能。为了发展学生的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值得我们去主动挑战。

3. 在实践社群中自主学习

实践社群区别于一般课堂内的合作学习小组,它强调的是在真实的情境下完成真实的任务而组织起来的人们。创客空间里创客的活动就是典型的实践社群特征,不同水平的人,专家、业余爱好者与新手,他们不仅彼此分享知识和经验,也在一起合作完成某项产品的设计。在这样的社群里学习,一开始参与创客活动的新手,其学习方式被情境认知理论称之为“合法

的边缘性参与”。即学生不是被动的观察者,或者是只看不参与的人,而是合法地参与其中,与专家(这里指教师、能力强的学生或其他能提供帮助的人)和同伴一起进行创客实践活动,从中建构知识,发展能力。

“合法的边缘性参与”使得新手学生有机会在高水平的实践群体中学习基础知识与技能,如同“师傅领进门”。成为“专家”之后,学生自主学习与创造,“修行在个人”。进入这个阶段,教师的作用是“促进者”,是促进学生继续深入学习与成长的人。如此不断发展,学生、教师和其他能提供帮助的人一起,与实践社群共同成长。

4. 在长时间沉浸中发展创造力

创客教育的目的是发展学生的创造力。“一万小时定律”告诉我们,需要长时间专业领域的锤炼才能成为专家。真正的创造力培养,绝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给予学生大量的时间沉浸其中去自己鼓捣才行。

在小学科学中有通过拼装各种小车学习拉力、推力、反冲力、弹力、摩擦力的内容。通常的课堂教学是按部就班拼装某种小车就认识某种力。比如,用重物下垂拉动小车认识拉力,用不同的材料认识摩擦力等,一个个知识点被单独拿出来学习,实验操作变成了短时间的验证。不仅动手能力难以培养,知识的学习也是浅尝辄止,更难说创造力的培养了。于是我重新设计该单元的课程,把整个单元的时间几乎全部用在让学生设计气球小车上——让学生自己寻找材料,连续几个课时对气球小车进行不断改进。当涉及某个知识点时,就停下来一起学习和探讨,明白该知识点后就马上用于气球小车的制作中。比如,车身的重量不同,气球小车的速度不一样;所做气球喷嘴的粗细不同,产生的反冲力不一样;车轮的宽度和材料不同,摩擦力大小也不一样,等等。几节课下来,各种各样的气球小车诞生了,涉及的知识也都用上了。学生不仅表现出了相当可观的创造力,学生对知识的理解也与以往死记硬背大有不同,知识活化,在反复试错、反复应用中表现出许多意想不到的迁移。

给予充足的时间,让学生沉浸其中,享受全身心投入的美好体验,如同玩游戏一样。积极心理学创始人米哈里·齐克森米哈里将此状态称为心流。受应试教育的影响,教师很少花时间去让学生感受科学与数学的迷人风景,甚至用机械化的探究步骤进行知识传授,学生学到的是冷冰冰的知识,感受不到科学家、数学家们所体验到的那种心流状态。学生不喜欢科学与数学就没什么奇怪的了,更谈不上创造力的培养。

教学中创造愉悦的心流体验是重要的,创客活动的工程技术特性更容易使学生热爱上科学与数学,米哈里·齐克森米哈里认为:“消费文化永远无法像创造文化那样可以引起心流体验”。所以,让学生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创客活动中去吧。拥抱STEM,拥抱开放,拥抱变化STEM比创客更早传入中国,当大多数人还没搞清楚STEM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创客教育又来了,以为这又是一个全新的东西。事实并不是这样。

加强STEM教育,保持美国在STEM领域的领先地位,是来自美国科学家群体的呼声,后来被美国政府所接纳,制定了相关法规,投入重金推行。STEM特别强调深入的实践活动,所以在美国新一代科学教育标准中,把原来的“探究”改为了“科学与工程实践”。

创客运动,来自喜欢DIY的草根群体,在制造活动中同样也会涉及STEM,同样会涉及艺术与设计,正如美国创客教育网站MakerEd宣示的:“我们的宗旨,是为所有年轻人创造更多的机会发展对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和艺术(STEAM)的兴趣、信心和创造力,并通过学习使它们形成一个整体。”来自科学家与科技企业群体的STEM和来自草根的创客教育殊途同归。那么,我们不妨让STEM的实践理念和创客教育的学习环境设计方式一起促进我国的教育改革。

保持开放的态度,对于我们保持对新事物的敏感性无比重要。越是新的东西,越会快速发展变化。正如一位少年创客制作完成了一辆小车,这不是结束,这只是迭代的开始,永没完结。

范文八:创客教育不应该是场运动 投稿:徐莮莯

我从未如此密集地被同一类信息所包围。

  9月刊的封面报道是《创客教育》,这是一组大体量的报道,在过去一个多月里,我的生活和工作几乎被创客教育所包围。在办公室,和同事讨论最多的是创客教育;外出采访,和采访对象聊的全是创客教育;回到家里,对着电脑看的资料还是创客教育。

  这种感觉还真是有点奇怪。

  说实话,一开始我对创客教育并不是特别了解,我更加熟悉的是创客。创客是指出于兴趣和爱好,将创意变成现实的人群。原本,创客不是一个大众的话题,但今年初李克强总理视察深圳柴火创客空间后,创客的报道开始满天飞,创客也变成了大众话题。

  但我没想到的是,有人将创客的理念和内涵嫁接到教育上,提出创客教育。和创客的走红类似,创客教育在总理视察深圳之后也跟着火了起来。有销售创客教育产品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以前他们主动到学校推销创客教育产品,学校领导都看不上,现在学校却主动找上门,希望购买创客教育产品,并希望最好能派老师到校园直接开课。

  跟这位工作人员的感觉相类似,不少教育界和学术界的专家也告诉我,今年以来,许多基层中小学也都在积极响应号召,努力创建机会开展创客教育。似乎现在在教育界,如果你没有开展创客教育,你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创客教育这种运动式的发展多少让我感到担忧,这种感觉就像今年股市给我的感觉一样。2015年伊始,中国股市迎来了一个大牛市,随着股指唰唰地往上涨,越来越多的小股民开始跑步入市。但到了6月中下旬,股票开始暴跌,从最高的5100多点跌到现在不到3200点,一大波中小股民被套。

  我知道,创客教育没法和股市类比,但我想说的是,各个中小学不要盲目跟风,当大家都在看好一样事物时,我们应该保持理性,在参与前至少也要多少有些了解,毕竟创客教育在中国还是个新鲜事物。

  创客教育在中国的兴起不过一两年时间,学术界目前对创客教育还没法作出一个准确的定义,目前大家能够达成的共识是,这是一种创新的教育方式,它有助于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和动手实践能力。

  中国的教育历来重理论轻实践,好不容易出现一种强调学生动手能力的教育方式,大家如获至宝,甚至简单地认为,通过与创客空间或者创客公司合作,直接将他们的项目或者产品移植到学校就是创客教育。

  在实际操作层面,有的地方开展的创客教育过分强调动手实践。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余胜泉跟我说,一些地方开展创客教育就是鼓励学生玩,鼓励学生搞创造搞发明,却很少解释背后的知识原理。

  这样造成的后果是,学生可能玩得很开心,也在一定程度上培养了创新思维,但不利于学生的知识积累。毕竟中小学时期,主要还是积累知识的阶段,过分强调实践而缺乏知识的积累和沉淀,同样不利于他们的日后发展。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国家在16年前就已经开始素质教育,但这么多年过去了,素质教育取得了怎样的成效,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我希望,创客教育不要变成新的“素质教育”。

范文九:创客运动跃动中关村 投稿:杨熱熲

2014年11月29-30日,英特尔物联网创客马拉松活动在中关村海龙大厦南侧的北京创客空间举行。几乎在相同时间,在距离北京创客空间不远的清华大学,首届“清华创客日”活动举办。国际创客教育论坛、创客教育基地联盟研讨会、创客马拉松、创客空间体验、学生作品路演等系列活动在清华大学里掀起一股创客风。

  这两场活动都发生在中关村,各种创意发明和创客人物纷纷亮相、登场,初步展示了中关村创客运动的风采。

  如果说,比尔・盖茨、斯蒂夫・乔布斯等互联网时代的英雄人物都可算作创客。那么,我们或许也可以预测,未来在中关村,也会涌现一些改变世界的科技新星,以及带来改变的创新和发明。

  全球创客运动日趋蓬勃

  《长尾理论》作者、《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新作《创客・新工业革命》中预测:未来十年,人们会将网络的智慧用于现实世界,创客运动将扮演助推器的角色,让数字世界真正颠覆现实世界,推动划时代的全民创造新浪潮,掀起新一轮工业革命。

  创客是指不以赢利为目标,热衷于创意、设计、制造活动,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个人群体。创客运动伴随着3D打印、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的发展而兴起,充满开源、众筹的理念和互联网精神,吸引全球大批对硬件制造、软件编程、工业设计、互联网等技术感兴趣的年轻人加入。创客空间是指具有加工车间、工作室功能的开放实验室,是创客们共享资源和知识、产品发明和实现的场所。创客空间将创意、发明、创新、创业转化为一个有机的过程,将成为创业的集散地和创新社区的中枢。

  近年来,全球已发展1000多个可分享生产设备的创客空间,启动了数万个创客项目,并从众筹网站募集资金。创客运动发源地美国已连续8年举办全国性创客活动,今年更是在白宫举办创客嘉年华。“创客”概念2010年进入中国,国内形成一定规模的创客空间有12家,其中最早成立的北京“创客空间”和上海“新车间”、深圳“柴火创客空间”、杭州“洋葱胶囊”等较为出名。创客文化也得到一些政府机构和企业的支持。在北京,中关村为北京创客空间提供了一层楼和1000万元资助;在上海,开源硬件企业DFRobot为上海创客提供强大的经济支持和活动赞助。而深圳,由于地处电子元件生产和工业设计的核心区,已经自然发育成为国际化的创客大本营。

  目前,中关村拥有以北京创客空间、清华创客空间、硬创邦、土曼、北京石油化工学院JoyHouse为代表的一批创客机构。其中,北京创客空间是亚洲规模最大的创客空间,仅在北京就拥有超过300名创客会员,影响人数超过10万人,并与富士康合作建立300平方米的原型加工基地,具备完善的加工设施与设备,与投资机构合作建立了1000平米的孵化中心,2013年被中关村管委会授予中关村梦想实验室称号,纳入中关村创业服务支持体系并给予资金支持。清华创客空间是清华美院和工业工程系发起的学生创客机构,2013年成功举办全球创客马拉松北京站,2014年承办教育部“共筑梦想――中美青年创客大赛”,有较大影响力。

  创客运动呈现的几个趋势

  互联网的发展,促使创客运动更为活跃。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硬件开源逐渐形成趋势,创客数量不断增加,创客文化逐渐兴起,创业运动更加活跃。互联网成为创客在线分享、合作创造、材料供应等的有效载体,在线分享能够激发创客灵感,创客可以通过互联网形成团队进行合作创造,互联网还为创客提供便捷、丰富、高效的材料供应商,极大提高了创客群体的沟通、创造效率。

  现在,跨区域性及跨界性的创客运动日趋频繁。创客运动虽兴于欧美发达国家和地区,但随着信息技术及交通往来的便利,创客群体的跨国家及地区活动日益频繁。2006 年11 月,来自15 个欧洲国家的19 个living labs 构建网络同盟,共同开发和提供相关服务。而到2007年10 月,欧洲Living Labs 网络第二批次启动计划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宣布,组织的成员区域增加到了65 个。在国内,自李大维2010年在上海创办“新车间”后,北京、深圳、武汉、广州、杭州、南京等国内各大城市也纷纷出现各类创客空间,“创客马拉松”、“创客嘉年华”等全国性活动促进了城际间创客群体的交流。

  跨界不仅是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新技术、新材料也为跨界创造提供物质基础,多元化的需求则为跨界创造提供动力。随着创客文化的不断发展,创客群体的专业属性、行业领域更加多样化,使得各种想法得以碰撞及融合,用跨界思考逐渐影响创客的思维模式。

  目前,全球创客运动的生态系统日渐完善。生态系统是创客运动得以持续发展的基础。据克里斯・安德森统计,截止2012年全球有1000多个可以分享生产设备的“创客空间”,并且还在以惊人的速度不断增加 。交易平台方面,全球每年有数百万的创客卖家在ESTY平台(为创客提供服务的国际专业网站)销售自己的产品,2013年ESTY共完成10亿美元的交易额。创客活动方面,德国的Chaos Communication Camp(CCCamp)、荷兰的Glactic Hacker Party、美国的创客博览会(Maker Faire)、中国的创客嘉年华等活动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资源共享方面,开源软件和开源硬件助推了创客运动。目前,有数十家资产数百万的开源硬件公司,如意大利的Arduino公司、美国的SparkFun、MakerBot和Adafruit,中国的Seeed Studio、DFRobot等。运营资金方面,众筹平台的发展为创客群体的可持续创造活动提供了支持。很多创客项目能够在Kickstarter、IndieGoGo、点名时间等“众筹”网上募集资金,2012年有近1万个创客项目通过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募集到3.2亿美金。

  创客运动改变了什么?

  创客运动激发了普通大众的创造潜能。在互联网的推动下,开源和在线创造将获得更快更大范围拓展,加之技术创造的门槛业已降低,普通大众进行技术创造更为简单,这将会激发深植在人类本性之中的创造欲望。随着“人人都可以成为创客”理念深入人心,人类的创造潜能必然迎来充分释放的机会。设计和制造新产品不再是少数人的专利,普通大众也能够参与技术变革,创客运动将成为社会创造和创新的新力量。   创客运动推动了技术创新的多元化。传统的技术创新以高校院所、企业研究中心为载体,专业技术人员是创新的主体。随着硬件开发实现了开源化、标准化和模块化,普通大众可以低成本地获取设计和生产工具,进行技术创新。以用户为中心、以社会实践为舞台、以共同创新为特点将是技术创新的趋势,未来的技术创新主体将不限于少数专业人员,也可能来自各行各业、各式各样的普通大众。

  创客运动也推动了传统制造业的重塑。传统制造业的主体以公司或工厂为主体,设计和制造均由公司或工厂主持,大众消费以共性产品为主体。创客运动通过小批量产品满足特定群体需求,面向用户提供设计和制造,与用户的互动关系极强。个性化、定制化和小众化将对传统制造业形成巨大的挑战。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尼尔・格申费尔德曾在2011年创客博览会上发表的讲话预测:“我意识到个人制造才是数字制造的杀手级应用,不在于能够做出沃尔玛有售的东西,而是要做出在沃尔玛买不到的东西。”

  中关村创客业态初具规模

  目前,中关村地区创客数量及创客氛围日益活跃,创客空间、硬件供应商、科技孵化器、众筹平台等业态要素完备,已初步具备有助于创客创业的相关业态,形成良好的创客创业的生态系统。

  首先,拥有优质的创客项目和团队。中关村的创客群体主要来自大企业的技术人员、高校院所的学生等,创客综合素质较好,在创意想法、产品设计、知识储备等方面优势突出。同时,创客项目能够获得各类创新型孵化器的创业服务支持,能够获得更加便捷的众筹平台支持,能够获得各类创投基金的关注,再加上媒体的宣传优势及中关村管委会等政府部门的支持,使得创客的创业项目成功率更高。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100EC.CN)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中国众筹行业募集总金额1.88亿元,其中有1.56亿元来自股权众筹,以在京注册的众筹平台占比估算,2014年上半年北京的众筹资金规模达0.63亿元。

  其次,具备一定的创客文化影响力。在北京特别是在中关村地区,各类创客空间及创客活动的影响力日益扩大,通过创客空间的日常性活动以及大众化的创客主题活动,越来越多的普通大众在自主分享、开放交流的氛围中激发创意。创客文化在逐渐影响北京市的科技教育氛围,能够为高校创新教育、中小学科普培育提供崭新视野和工作方式。自2012年以来,创客嘉年华、创客大赛等各类活动的举办,以及媒体对创客和创客空间的大量报道,传播了创客理念和文化,创客概念进入公众视野;培育和扩大了创客群体,激发了公众科技创造的动力。

  中关村的创客运动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中关村有关部门正在不断推出促进创客群发展的举措。据中关村管委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中关村正从营造环境的角度强力支持中关村创客群发展,使创客活动与智能硬件产业发展相互促进,相得益彰,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

  首先,出台了支持智能硬件及创客群发展政策。目前,中关村管委会正会同海淀区政府,制订智能硬件及创客群发展的专项支持政策,围绕技术服务平台与产业促进平台建设、上下游研发合作、市场推广、人才引进、创新型孵化器建设、租金补贴、融资租赁等方面给予支持。

  其次,支持互联网领军企业整合产业链资源,鼓励企业投资创客项目。支持互联网领军企业整合产学研资源,帮助创客创业项目快速打通产业链各个环节,实现上下游对接与合作。支持企业和联盟组建智能硬件产业投资基金,投资各类创客创业项目。

  再次,为创客活动聚集提供项目孵化空间。在中关村西区、学院路、上地、四季青等区域,继续授牌一批创客空间模式的智能硬件孵化器和加速器,进一步扩大智能硬件孵化空间。

  此外,中关村正在努力营造创客发展生态环境。整合中关村开放实验室资源,大力建设公共技术与推广服务平台。支持企业开放设备和研发工具,为创客群体提供工业设计、3D打印、检测仪器等电子和数字加工设备。支持智能硬件产业联盟为创客群体提供开模、加工制造等对接服务。

  另外,中关村还将硬件研发、体验、推广销售、融资、孵化等创新服务纳入中关村现代服务业试点,支持硬件创新服务业。推动建设集成电路与电子元器件交易服务平台,建设产品发布和众筹平台,聚集市场推广和品牌策划机构,提升创客产品知名度。支持为创客群体提供技术研发、咨询、技术转让等技术服务,探索形成协同创新合作机制。

  最后,中关村政府部门出钱出力,培育创客文化。加大对创客、极客等智能硬件爱好者的鼓励和支持,支持大中小学校在清华创客、x-lab、人大附中等智能硬件创新实践和科普教育基地开展创新教育活动;支持创客空间等机构组织创客大赛;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参与建设小型创客空间。搭建创客产品展示中心,在创业一条街、中关村国际数字设计大厦、中关村展示中心等建设实体展示体验中心,集中展示中关村创客智能硬件产品,提升公众对创客产品的体验。

范文十:新工业革命中的创客运动 投稿:陈胬胭

创客是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长尾理论》作者克里斯・安德森最近推出独具创见的新作《创客:新工业革命》。如果说杰里米・里夫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的核心思想是互联网与新能源相融合所引发的工业变革,那么此书的核心思想则是互联网与小批量、定制化制造相融合而引发的制造业革命。

  简而言之,创客运动是利用互联网和最新的制造技术来制造产品。这意味着,未来不仅属于建立在虚拟原则之上的网络公司,也属于那些深深扎根于现实世界的公司。这不仅对于想成为企业家的人意义重大,对于国家经济亦是如此。因为对于任何国家,如果它想要保持强大,就必须拥有制造业基础。

  刚刚萌芽的创客运动为重振制造业提供了一条崭新的道路,它不是回到旧式的拥有大批工人的巨型工厂,而是创造一种新的制造业经济。它的形成过程更像是网络本身:自下而上,广泛分布,且富有创业精神。一些仅靠互联网连接和创意的聪明人在改变世界,这种景象越来越能描绘制造业的未来。

  一种老生常谈的观点是,只要有足够好的软件创意,就可以在网络上创建一个极为成功的公司。制造业则历来被视为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码事。但是,在过去的数年里,非比寻常的情况开始出现,制造实物产品的过程已开始更像是制作数字产品。

  各种各样的创新正在使之成为可能。第一是互联网上众包的力量。也就是说,即使你不是内行,也会有人是内行。你在博客或网络论坛上发出求助信息,在某个地方就会有行家愿意出手相助。第二是日益精细的设计程序。它可以接受原始想法,并将其转换成可执行文件。计算机辅助设计程序正变得更精细、更易于操作。你设计产品,计算机辅助设计程序就可以得出生产方法。

  再者就是第一代三维打印机。三维打印机接受计算机屏幕上显示的几何尺寸,并将其变成可供选择和使用的物品。其中有些三维打印机喷出熔融的塑料,来逐层制造物品。其他的三维打印机用激光将液态或粉末状树脂逐层硬化,在原料槽中生产产品。还有三维打印机可以用玻璃、钢铁、青铜、黄金、钛金属、甚至蛋糕上的糖霜等任意材料来制造物品,甚至可以打印出由活细胞组成的人体器官。

  重要的不在于目前的现实,而在于未来的潜力。三维打印机、激光切割机和数控机床已经是尖端设备,而数年前这些技术还显得科幻感十足。时至今日,科学家们甚至在探讨如何创造新的制造工具,用“结构DNA纳米技术”来创造实物。这项技术仍路途漫漫,但已具有解放性意义,如果与其他的在线创新相结合,将会造就非常强大的制造力量。

  此类技术有助于消除创新的桎梏。以前,产品创造过程受到各种障碍的困扰,包括从制作样品所遇到的内在问题,到说服第三方参与合作的困难,到最终推出产品的成本,而且这还不能保证最终会成功。然而,如今无论是在创新阶段,还是销售阶段,情况正变得完全不同,因为创客设法在互联网上获得经过市场检验的创意,并找到第一批客户,还不必冒险承担因产品首先存满仓库而产生的费用。亚历克斯就是这样的例子。他在朋友的车库里创立了一个制造定制水母箱的公司。在推出产品之前,他通过众包网站来了解人们对他的产品是否有兴趣。如果人们感兴趣,他就请他们帮助提供启动资金,回报是购买水母箱有折扣。他的目标是募集3000美元,而一个月后他就筹集了13万多美元。

  不难看出,创客技术适宜于小众企业。对于好产品而言,市场很可能已经存在,并且由于互联网,这种市场相对易于发现。更重要的是,为创客们提供支持的当代制造技术非常适合生产小批量定制产品。在传统的工厂中,先要确定设计,然后进行大批量生产;其启动成本高,但大批量生产会带来规模经济效益,使产品生产成本不断降低。如果用三维打印机生产,启动成本低,但不会获得规模经济效益。这会阻碍创客在大众市场取得成功,但会使创客在对价格不太敏感的小众市场取得成功。此外,创客还可以定制每件产品,还可以使用家用三维打印机在家里生产,或者将文件发送给配备了必要成套工具的第三方。

  尽管如此,创客的企业未必要停留于小规模生产。当然,许多创客会选择小规模生产,为专业市场创造定制产品。其他创客则可以利用创客技术所提供的所有潜力,先使企业顺利启动,对其产品进行实际检验,响应客户的反馈意见,然后再建立规模更大的公司。创客们还要努力追求内在的敏捷性和灵活性。他们必须灵活应变,因为他们的业务在不断发展。他们能够做到灵活应变,因为设计文件是数字化的,新建制造业务的模具成本降至最低,而且使用的都是相同的自动化机械。此外,未来业务的灵活性还体现在要与客户不断接触,并迅速做好准备,回应客户的反馈意见和批评,还必须能够利用来自四面八方的人才技能。

  创客运动要真正走向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不予重视,或把它视为仅是业余爱好者或小众制造商的乐园。创客运动代表着开始涉足完全不同的经营方式,业余爱好者、企业家和专业人士等无数个体正在开始开展自下而上式创新。在比特世界中,从起初的电脑爱好者到现在的网民大军都已经推动了此类创新。现在,自下而上式创新又在原子世界具备了条件,而且其影响更大,范围更广。如果说第二次工业革命是信息时代,那么第三次工业革命就要到来,它将是创客时代。

  (作者:刘润生,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科技参考研究室负责人,主要从事科技战略与政策研究。)

字典词典徐州市继续教育徐州市继续教育【范文精选】徐州市继续教育【专家解析】送玫瑰花含义送玫瑰花含义【范文精选】送玫瑰花含义【专家解析】关于困难挫折的作文关于困难挫折的作文【范文精选】关于困难挫折的作文【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