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垫付_范文大全

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垫付

【范文精选】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垫付

【范文大全】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垫付

【专家解析】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垫付

【优秀范文】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垫付

范文一:付吉中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能先垫付医疗费? 投稿:陶檔檕

保险公司

要先垫付医疗费?

陈先生现在很着急,本来自己正常行驶时与一辆三轮车相撞,在对方负全责的情况下,交警还要他先垫付医疗费。

几日前,陈先生开车在西罗园附近正常行驶。突然,一辆三轮车从一个小胡同里冲出来,陈先生躲闪不及,把三轮车连车带人撞了出去。骑三轮的人受轻伤被送往医院救治。 事故发生后,交警按照规定将陈先生的车扣下,并对事故作出初步认定:三轮车一方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但三轮车一方要求陈先生垫付治疗费用,交警也告知陈先生,按照新交法的有关规定,他有垫付三轮车一方医疗费的责任。

律师观点:

可以先找保险公司

首信律师事务所的孙勇律师认为,根据新交法和北京市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办法的规定,保险公司有在保险赔偿限额内先行垫付的责任。孙勇律师建议陈先生,可以要求交警队向保险公司开具先行垫付的证明,陈先生可以拿着证明要求保险公司在保额范围内先行垫付,如果保险公司拒绝的话,陈先生可以起诉保险公司要求垫付。

范文二:保险公司承担给付责任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件车主垫付的费用如何处理 投稿:姚瓾瓿

保险公司承担给付责任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件 车主垫付的费用如何处理

2010-12-02作者: 未知来源: 法律快车

分享到:1

案情:

2006年3月25日,吕某驾驶自行车与赵某驾驶的夏某所有的小客车相撞,吕某受伤。事故发生后,经交通队对事故责任进行确认,认定吕某负事故主要责任,赵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吕某住院治疗69天,支出医疗费12 141.78元,其中夏某支付6000元,吕某自行支付6141.78元。后吕某将赵某、夏某及事故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三被告连带赔偿医疗费12 141.78元。

争议:

本案审理过程中,对应由保险公司在第三者保险的保险限额内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夏某和赵某不承担赔偿责任均无异议。但对于如何处理事故中夏某先行支付的6000元医疗费意见不一,主要有如下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既然保险公司承担全额的赔偿责任,则应当直接判决保险公司向吕某支付赔偿金12 141.78元,对于夏某先前支付的医疗费,可由夏某另行向吕某主张返还不当得利。 第二种观点认为,原告要求赔偿医疗费12 141.78元的诉讼请求本身有问题,因为其中有夏某代为支付的部分,对于这一部分,吕某无权提出要求。故法院只应对吕某自行支付的医疗费进行处理,即直接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医疗费6141.78元,夏某支付的部分可向保险公司追偿。

第三种意见认为,夏某垫付费用的清偿问题应当与吕某的赔偿一并解决,即法官可以释明夏某提出反诉,判决中将两笔费用一并解决。

笔者赞成第三种意见。

评析:

一、根据现代民事诉讼的理论,程序价值与实体价值同样重要,民事程序具有独立于实体的自身价值。所谓“迟到的正义非正义”,因此民事诉讼程序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实现诉讼效率。本案中,在实体上保险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不存争议,但怎么个判法对于夏某来说却是关系重大。在法院直接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吕某全部医疗费,而要求夏某另行向吕某主张返还的情况下,夏某的困难就会接踵而至。即吕某一旦行踪难寻便会使夏某接下来的起诉和利益实现产生困境。这可并不是什么杞人忧天,从法院目前面对的送达难和执行难来看,夏某的担忧不无道理。若法院只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吕某自行支付的费用,而要求夏某另行起诉保险公司讨要垫付费用,这时利益实现虽有保障,但复杂的诉讼程序还是会使夏某筋疲力尽。可见,对夏某来说上述两种情况皆不是最优结果。而对于法院来说,通过两场诉讼来解决一起纠纷,不仅使案结事了成为空谈,诉讼效率也是大打折扣。可见,无论从应诉的角度,还是审判的角度,前两种做法均不合理。按照第三种意见,通过指导当事人行使反诉权,既可以有效解决一案两讼的问题,又能最大程度的减少当事人诉累和节约司法资源,符合程序效率原则的本质要求。

二、车主通过反诉行使垫付费用的取回权有助于实体正义的实现。虽然在投保第三者保险后,保险公司将成为损害赔偿的最终责任人,但肇事车辆车主(及车辆驾驶人)有对受害人进行及时救护的义务。车主拒不履行救护受害人的义务,不仅会受到道德的谴责,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倘若因救护受害人产生的垫付损失不能回复,或是取回的成本很大,便无疑会降低车主采取救护措施的积极性,不利于受害人的保护。因此,应当在制度设计上鼓励车主为救护受害人垫付有关费用。车主通过反诉行使垫付费用的取回权简化了诉讼程序,减少了诉讼成本,客观上有鼓励车主实施救助行为的效果。虽然,要求车主另行主张垫付费用有利于受害人赔偿案件的快速处理,但却可能在两次诉讼中产生两种不同的认定,导致实体上的不协调甚至错误。

三、释明车主行使反诉权并在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受害人赔偿金的同时判决受害人将车主垫付费用予以返还,具有可操作性。首先,在车主未主动提出反诉的情况下由法官行使释明权具有法律依据。在有利于案件正确处理又不会使当事人对法官中立性产生怀疑的情况下告知当事人行使权利的途径符合法官行使释明权的范围。在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法官在告知车主应诉的同时可询问车主垫付费用的情况,存在垫付费用的随之告知车主是否反诉,车主反诉的,垫付费用予以处理;车主拒绝反诉的,视为其放弃对垫付费用的取回权。其日后再行起诉的,不予受理。车主反诉中,可将保险公司作为第三人。判决中应判决保险公司向受害人全部赔偿,同时判决受害人向车主返还垫付费用。待到执行阶段,受害人作为申请人或

车主作为申请人的,执行人应当通知另一方,保险公司交付的赔偿款可交付给受害人和车主,执行程序便可完结。

作者:赵玉东 作者单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来源:中国法院网

范文三:交强险中保险公司的垫付责任 投稿:姚鰎鰏

交强险中保险公司的垫付责任

我国《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在22条规定了四种肇事情形下保险公司的垫付责任。第二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垫付抢救费用,并有权向致害人追偿:

(一)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醉酒的;(二)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的;(三)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发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财产损失,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根据现实大量案例来看,对于四种肇事情形下保险公司如何承担责任问题普遍对该条款存在争议。我在了解了一些知识后提一点自己的认识。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理论,传统民法中的垫付责任具有如下几个特征:(1)目的在于保护受害人的利益;垫付责任既不是为了减轻侵权行为人的责任,也不是要惩罚垫付人,而是为了使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及时的保护。(2)垫付人与被垫付人之间存在直接关系。应当明确,垫付人并不是侵权行为人,之所以让其承担垫付责任只是出于对受害人及时保护的考虑。这对垫付人来说并不公平。因此,垫付责任不能任意扩大,而应进行严格的限制,在主体方面限于与侵权行为人有特定关系的人。(3)垫付责任的发生以被垫付人负有侵权责任且无赔偿能力为前提。(4)垫付责任是一种法定的代偿责任。垫付责任是由法律直接规定的责任,垫付人承担垫付责任后,有权向被垫付人追偿。

而交强险中保险公司垫付责任的特殊性质与传统民法中的垫付责任相比,交强险中保险公司的垫付责任具有自己特有的性质,主要表现为其对受害人的保护更为周到。首先,交强险中保险公司承担垫付责任不以被垫付人负有赔偿责任为前提,只要被保险车辆发生了道路交通事故给受害人造成了损失,按照《交强险条例》第22 条的规定保险公司就应当承担垫付责任。其次,交强险中保险公司承担垫付责任不以被保险人无赔偿能力为前提,只要发生了《交强险条例》第22 条规定的情形,保险公司就须承担垫付责任。

保险公司普遍认为,他们只须承担抢救费用的垫付责任,对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均不承担赔偿责任和垫付责任。各地法院在审理该类案件时也存在不同理解。第一种观点认为,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 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无论被保险人是否有过失,保险公司都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而不是垫付责任。《交强险条例》第22 条违背了其上位法《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 条的规定,属于无效规定,故判决保险公司对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均承担赔偿责任。第二种观点认为,保险公司对人身伤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抢救费用承担垫付责任,对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第三种观点认为,保险公司仅仅对抢救费用承担垫付责任,对其他损失均不承担任何责任。可以看出,在对《交强险条例》第22 条的理解上,主要分歧在于:在该条所列四种肇事情形下保险公司是否应当对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承担责任以及承担垫付责任还是赔偿责任。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 条第一款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该条确立了保险公司的无过错责任原则,即不问事故当事人有无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保险公司均应在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但该条并没有规定责任限额内的侵权责任。可见,该条所确定的强制保险模式已经脱离了责任保险的轨道。而《交强险条例》则按照责任保险原理规定强制保险制度,区分了被保险

人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有责任与无责任时的责任限额,明确了被保险人的过错对于保险公司的责任的影响。正是由于这两个规定在原则上存在严重冲突,导致在理解和适用《交强险条例》第22条时不统一。《交强险条例》第22 条对保险责任的规定并不周延。该条第一款规定无证驾驶等四种肇事情形下保险公司须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垫付救费用,并可对致害人进行追偿,第二款规定保险公司对上述四种肇事行为所致被害人的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仅仅抢救费用和财产损失两部分并不能涵盖交强险保险责任全部范畴,因此可以认为该条遗漏了对人身伤亡保险责任的明确规定。以上导致人们在理解《交强险条例》第22 条时留下了多种解释空间,导致法律适用的不统一。

针对目前的争议,我认为从交强险的性质和立法宗旨看,《交强险条例》第22 条第一款规定保险公司垫付抢救费用后有权向致害人追偿,第二款规定保险公司对财产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不能因此推定理解为保险公司垫付抢救费用外,对于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不承担任何责任。根据《交强险条例》第3 条规定,交强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它是一国或地区基于公共政策的需要,为了维护社会大众利益,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强制推行的保险,具有强制性和公益性属性。基于交强险的强制性和公益性特征,《交强险条例》第21条规定,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时,只要不是受害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无论机动车方是否有过错以及过错程度如何,保险公司均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受害人的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这一规定体现了《交强险条例》保障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的立法宗旨,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立法理念。由此可见,《交强险条例》第22 条不能理解为驾驶人无证驾驶或醉酒、车辆被盗抢期间肇事、被保险人故意制造事故四种肇事情形下,保险公司无须对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如果将上述情形理解为保险公司不向受害人赔偿,那么将会出现逻辑上的矛盾:机动车方在一般过失甚至无过失的情形下发生交通事故,受害人可以基于法律的规定直接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而机动车方在存在严重过错造成受害人的损失,受害人反而不能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这种理解显然有违《交强险条例》保护受害人的立法本意。对于交通事故受害人而言,机动车驾驶人是否具有驾驶资格、是否醉酒根本无法预见和防范,受害人对此亦无责任,由此带来的风险不应由受害人承担,否则将造成受害人差别待遇的不公平局面。在驾驶人有重大过错的情形下,保险公司更应对受害人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予以赔付,方符合交强险对社会公众利益的保护原则。其次,从垫付责任的性质看,《交强险条例》第22条规定的保险公司所承担的责任应是垫付责任,而不是终局赔偿责任。垫付责任在性质上不同于赔偿责任,是一种法定的代为偿付责任。赔偿责任是一种合同责任,是按照保险合同的约定由保险人承担的合同责任。这种责任源于保险人和投保人之间的合同,即投保人按照保险合同的规定交纳保险费,保险人在发生保险事故时在一定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而垫付责任是一种法定责任, 它是在法律规定的特定情况下,保险人先行对受害人进行救助,然后有权向真正的侵权责任人进行追偿。简言之,赔偿责任是保险人的约定责任,不能进行追偿;而垫付责任是保险人的法定的代为偿付责任,可以进行追偿,承担垫付责任者虽然与案件有一定的联系,但不是责任的最终承担者。如果在上述四种肇事情形下完全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免除致害人的侵权责任,会使道路交通参与人降低注意程度,不利于控制醉酒驾驶、无证驾驶等肇事行为,有悖于《交强险条例》维护道路交通安全的立

法宗旨。因此,保险公司向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致害人追偿。也就是说,保险公司并非终局责任承担人,他们只是代致害人先行向受害人承担赔偿责任,然后再向致害人追偿。这样,既保障了受害人依法获得赔偿的权利,同时也没有免除被保险人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符合《交强险条例》“保障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 促进道路交通安全”的立法宗旨。

保障受害人得到及时赔偿是交强险的首要立法宗旨,“没有理由让受害人从承保人处获取的权利取决于被保险人的行为是故意还是过失”。即使损失是由于被保险人无证驾驶、醉酒驾驶等重大过错情形导致, 受害人也应当获得与被保险人无过错情形下相同的保障范围。被保险人的过错与否以及过错大小不影响受害人的权利的实现,只对保险人是承担赔偿责任还是垫付责任有影响。因此,在醉酒驾驶、无证驾驶、被保险机动车被盗抢期间肇事、被保险人故意制造道路交通事故等肇事情形下, 保险公司对于受害人所遭受的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承担垫付责任,并可以在垫付金额范围内向致害人追偿。

范文四:交通事故保险公司赔付与事故责任人、肇事司机赔付冲突是什么? 投稿:宋豓豔

免费法律咨询就上法帮网

交通事故保险公司赔付与事故责任人、肇事司机赔付冲突是什么?

1、肇事车辆为单位所有,并且司机工作履行驾驶职责时发生的事故,应该由谁来承担事故赔偿责任?

2、肇事车辆上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的车辆险和第三方责任保险,保险公司对死者及其家属的赔偿、以及对死者的医疗、丧葬费在保险金额范围内的是否全部由保险公司承担?

3、此案目前处于调解阶段,如果调解成功,死者妻子分娩后,其子女的抚养费应该由保险公司还是由肇事方来承担事故赔偿责任。如果是肇事方承担的话,是肇事单位还是肇事司机来承担?

4、如果此案调解不成功,受害方继续进行民事起诉,此时如果仅起诉肇事司机,并且肇事司机对受害方的要求进行了赔付,此时肇事司机是否有权向肇事单位提出赔偿要求,肇事方单位是否有赔付的责任。

5、在这个事故处理中,如果总的应赔付金额高于了保险公司负责理赔的金额,多出的赔付金额应该由肇事方的单位还是肇事司机赔付?

6、肇事方单位在事故发生后对肇事司机提出,除保险公司理赔段外的其他所有费用绝大部分由肇事司机本人承担,比例为:单位承担10%,个人承担90%,请问肇事方这种做法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条款规定。

本文来源:法帮网(fabang.com)

1

范文五:论交强险中保险公司的垫付责任——兼评《交强险条例》第22条 投稿:廖縁縂

2 0 1 3年 1月 

韶 关学 院学 报 ・ 社会 科 学 

J o u r n a l   o f   S h a o g u a n   Un i v e r s i t y ・S o c i a l   S c i e n c e  

J a n . 2 01   3  

Vo 1 . 3 4   No. 1  

第 3 4卷

第 1 期 

论 交 强 险 中保 险公 司 的 垫付 责任 

— —

兼评 《 交 强 险 条例 》 第2 2条 

徐 素萍 

( 韶关 学 院 法 学 院 , 广东 韶关 5 1 2 0 0 5 )  

摘要 : 《 交 强 险 条例 》 第2 2条 规 定 了醉 酒 驾 驶 等 四种 肇 事 情 形 下 保 险 公 司 责任 的 承 担 问题 。 由 于相 关 立 法 的 冲 突性 与 不 

周延性规 定, 实践 中人 们 对该 条 的 理 解 存 在 较 大分 歧 , 导 致 法律 适 用 的 不 统 一 。 从 交强险的性质 、 立 法 宗 旨以及 垫 付 责任 的 性 

质来看 , 《 交 强 险条 例 》 第2 2条 应 当理 解 为 在 醉 酒驾 驶 等 四 种 肇 事 情 形 下 保 险 公 司在 交 强 险 责任 限 额 内就 受 害人 的 人 身伤 亡 

和 财 产 损 失承 担 垫付 责 任 

关键词 : 交强险 ; 肇事; 垫付责任 : 赔 偿 责 任 

中 图分 类 号 : D9 2 2 . 1 4   文献标 识码 : A   文章编 号 : 1 0 0 7 - 5 3 4 8 ( 2 0 1 3 ) 0 1 — 0 0 5 3 — 0 4  

《 机 动车交 通 事故责 任强 制保 险条 例》 ( 以下 简  称“ 交强 险条例 ” ) 第2 2条规 定 了“ 驾 驶 人 未取 得 驾 

为人致 人 损 害无 力 承 担 损 害赔 偿 责任 时 , 为保 护 受  害人 的 利益 , 由与 侵 权行 为 人 有 特定 关 系 的人 依 法  承担 先 行 代 为 支 付赔 偿 金 的 民事 法 律 责任 _ 1 ] 。 由此  可见 , 垫付 责任 具有 如下 几个 特征 :  

驶 资格 肇 事 ” 、 “ 驾驶 人醉 酒驾 驶肇 事 ” 、 “ 被保 险机 动  车被盗 抢期 间肇 事 ” 以及 “ 被保 险人 故 意制造 道路 交 

通 事故 ” 等 四种 肇事情 形 下保 险公 司 的垫付 责任 。 但  是, 人 们对该 条 的理解 分 歧很 大 , 各 地法 院对 上述 四  种 肇 事 案件 的审判 结 果也 不 统 一 。 这 种 同 案不 同判  现 象 严 重违 反 了法 律 的统 一 性 、 稳 定 性 和 可期 待 性  要求。 因此 , 正确 理解 《 交 强险条 例 》 第2 2条 , 深人 研  究 交 强 险 中保 险公 司 的 垫付 责 任 , 完 善 我 国交 强 险  制度 , 具 有 重要 的理论 意 义和 实践 价值 。  

其一 , 目的在于保 护 受害人 的利 益 。 垫 付 责任 既 

不 是 为 了减 轻侵 权 行 为人 的责 任 。 也 不是 要 惩 罚 垫  付人 , 而 是 为 了

使 受 害人 的合 法权 益 得 到及 时 的保  护。 无 论 是 民法 中抚养 人 的垫 付责 任 还是 驾 驶 员所 

在 单 位 或者 机动 车 所 有人 的垫 付 责任 , 都 体 现 了相 

关 立法 对受 害人 利益 的保 护 。  

交 强险 中保 险公 司垫付 责 任的性 质 

其二 , 垫 付人 与被 垫付 人之 间存 在直 接关 系 。 应  当明确 , 垫付 人并 不是 侵权 行 为人 , 之所 以让其 承担  垫 付责 任 只是 出于对受 害 人及 时保 护 的考 虑 。这对  垫付 人来说并不公 平 。 因此 , 垫付责任 不能任 意扩大 ,   而 应进 行 严 格 的限 制 , 在 主体 方 面 限于 与侵 权 行 为 

人 有 特定 关 系 的人 , 如 抚养 人 、 驾驶 员 所 在单 位 、 肇  事 车辆 所有人 等 。  

( 一) 垫付 责任 的一般特 征 

垫 付 的字 面 含 义 是指 暂 时 替别 人 付 钱 。 关 于 垫 

付 责 任 的含 义 , 我 国相 关 法 律 没 有 进 行 界 定 。 1 9 8 8   年最 高 人 民法 院《 关 于贯彻 执行 ( 中华人 民共 和 国民  法 通则 ) 若 干 问题 的意 见 》 第 1 6 1条 和 1 9 9 1年 国务 

院颁 布 的《 道 路 交通 事 故 处理 办法 》 第 3 1 条 分 别 规  定 了抚 养人 的垫 付责任 和 驾驶员 所 在单位 或 者机 动  车所 有 人 的 垫付 责 任 。 学 者根 据 这 两个 文 件 对 垫 付  责任 的含 义进 行 了界定 。 所 谓垫付 责 任 . 是 指侵 权行 

收 稿 日期 : 2 0 1 2 — 1 2 — 1 1  

其 三 ,垫付 责任 的发 生 以被 垫付 人负 有侵 权责  任 且无 赔 偿 能力 为 前 提 。 如果 被 垫 付 人不 用 负侵 权  责任 , 也 就不 会 产 生垫 付 责任 。 而且 , 即使 被 垫 付人  应 当负 侵权 责任 , 垫付 责任 也不会 立 即发生 。 只有 被  垫 付人 无 力 承担 赔偿 责 任 , 才 由垫 付人 向受 害人 承 

基金项 目: 韶关学院 2 0 1 2年 科 研 项 目“ 机 动 车 交 通 事 故 责 任 强 制保 险制 度 研 究 ” ( [ 2 O 1 2 ] 2 0 2 — 2 4 ) 阶段 性 研 究成 果  作者简介 : 徐素萍( 1 9 8 1 一 ) , 女, 江西龙南人 , 韶 关 学 院法 学 院 讲 师 , 硕士 , 主要 从 事 民商 法 学 研 究 。  

5 3  

担 垫付 责任 。因 为侵权损 害赔偿 责任 本来 就应 当 由  

侵权 行 为人 承担责 任 , 垫 付人本 身 没有过错 , 直接 让 

发 生如 此 大 的分歧 , 根 本 原 因不 在 于保 险公 司及 法  院误 读 了现行 交 强 险制 度 , 而在 于《 道 路 交 通 安 全 

其 承担 责任有 悖 于公正原 则 。   其 四, 垫 付责 任是 一种法 定 的代偿责 任 。 垫 付责 

是 由法律 直接 规定 的责任 ,垫付 人承 担垫付 责任 

法》 和《 交 强险 条例》 的规定 存在严 重 冲突 以及 《 交 强  险条 例》 第 2 2条 对保 险 责任 的规定 本 身 不周 延 。 首 

先, 《 道路 交 通安 全 法》 第7 6条 第一 款 规定 , 机动 车  发生交 通事故 造成 人身 伤亡 、 财产损 失 的 , 由保 险公  司在机 动车第 三者 责任 强制保 险责 任限额 范 围内予 

后, 有权 向被垫付 人追偿 。 垫 付人享 有追偿 权说 明垫  付人不 是最 终 的责任 承担 者 ,这是 垫付 责任 最为本 

质 的特点 。   ( 二) 交强 险 中保 险公 司垫付 责任 的特殊 性质 

以赔 偿 。 该条 确立 了保 险公 司的无 过错责 任原 则 , 即 

不 问事故 当事人 有 无过 错 以及 过 错程 度 如何 , 保 险  公 司均 应在 责任 限额 内承 担赔 偿 责任 。 但该 条 并 没  有规 定责 任限额 内的侵 权 责任 。 可见 , 该 条所 确定 的  强 制保 险模式 已经脱 离 了责任保 险 的轨道 。 而《 交 强  险条例 》 则按 照责任保 险 原理规 定强制 保 险制度 , 区  分 了被保 险人 在道路 交通 事故 中有责 任与无 责任 时  的责任 限额 , 明确 了被保 险 人 的过 错对 于保 险公 司 

的责 任 的影 响 。 正是 由于这 两 个规 定 在 原则 上存 在 

与传 统 民法 中 的垫付 责 任 相 比 , 交 强 险 中保 险  公 司 的垫 付责 任具 有 自己特 有 的性 质 , 主 要表 现 为  其 对受 害人 的保护 更为周 到 。 首先 , 交强 险 中保 险公 

司承 担 垫 付 责 任 不 以被 垫 付 人 负 有 赔 偿 责 任 为 前  提 ,只要 被保 险车 辆发 生 了道路交 通事故 给受 害人  造 成 了损 失 , 按照 《 交强 险条 例》 第2 2条 的规定保 险 

公司就 应 当承担 垫付责 任 。 其次 , 交 强 险 中保 险公 司 

承担 垫付 责 任不 以被 保 险人无 赔 偿 能力 为 前提 . 只  要发生 了《 交强 险条例 》 第2 2条规 定 的情形 , 保险公 

严重 冲突 , 导致在 理解 和适用 《 交强 险条例 》 第2 2条 

时不 统 一 。 其次 , 《 交强 险条 例 》 第2 2条 对保 险 责任  的规 定 并不 周延 。 该 条 第一 款 规定 无 证 驾驶 等 四种 

肇事 情形 下保 险公 司须在交 强 险责任 限额 内垫付抢  救 费用 , 并 可对 致害人 进行 追偿 , 第二 款规定 保险公  司对 上述 四种肇 事行 为所致 被害 人 的财 产损 失不 承  担赔 偿责 任 。 但是 , 仅 仅抢 救费用 和财产 损失 两部分  并 不 能涵 盖交 强 险保 险 责任 全 部范 畴 , 因此 可 以认  为该 条 遗 漏 了对 人 身 伤亡 保 险 责任 的

明确 规 定 眩 ] 。   这 就 为人 们在 理解 《 交强 险 条 例》 第2 2条 时 留下 了 

无 尽 的解释 空间 , 导致法 律适用 的不 统一 。  

司就须 承担 垫付 责任 。   二、 《 交强 险条例 》 第2 2条评 析 

( 一) 实践 中对《 交强险条例》 第2 2条的不 同理 解 

关 于《 交强 险 条例 》 第2 2条 规 定 的醉酒 驾驶 等 

四种肇 事情 形下保 险公 司如何承担 责任 问题 , 实践 中  存在多种看法 。 保险公 司普遍认为 , 他们只须承担抢救  费用 的垫付责任 ,对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均不承担赔  偿责任和垫付责任 。各地法院在审理该类案件时也存  在 不同理解 。 第一种观点认为 , 根据《 道路交 通安全 法》   第7 6 条 规定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 、 财  产损失 的 ,由保 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 强制保 险  责 任限额 范围内予 以赔偿 。 无论被保 险人是 否有 过失 ,   保 险公 司都应 当承担赔偿责任 ,而不是垫付责任 。 《 交  强险条例》 第2 2 条违背 了其上位法《 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7 6条 的规定 , 属于无效规 定 , 故判决保 险公 司对人  身伤亡和财产损 失均 承担赔偿责任 。 第二种观点认为 ,   保 险公司对人身伤亡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对抢救费用  承担垫付责任 , 对财产 损失不 承担赔偿责任 。 第三种观 

( 三1 《 交强险条 例》 第2 2条 的正 确理解  首先 , 从 交强 险 的性 质 和 立法 宗 旨看 , 《 交 强 险  条例 》第 2 2条第 一 款 规定 保 险公 司垫付 抢 救 费用  后有 权 向致 害人 追偿 . 第二 款 规定 保 险公 司对 财产  损 失不 承担 赔偿 责 任 . 不 能 因此 推定 理 解 为保 险公 

司垫付 抢救 费 用外 , 对 于 人 身伤 亡 和财 产 损失 不 承  担 任何责 任 。   根 据《 交强 险条 例 》 第 3条规 定 , 交 强 险是 指 由  

保 险公 司对被 保 险机动 车发生 道路 交通事 故造 成本  车人员 、 被保 险人 以外 的受 害人 的人 身伤亡 、 财产 损 

点认为 。 保险公司仅仅对抢救 费用承担垫付责任 , 对其 

他损失均不承担任何责任。   可 以看 出 , 在对《 交 强 险条 例 》 第 2 2条 的 理解  上, 主要分歧 在 于 : 在 该条所 列 四种肇事 情形 下保 险 

公 司 是否应 当对 人身 伤亡 和财产损 失 承担责 任 以及 

失, 在责 任 限额 内予 以赔偿 的强制性 责任保 险 。 它是 

国或地 区基 于公 共 政 策 的需 要 , 为 了维 护 社会 大 

众利 益 . 以法律法 规 的形式 强制推 行 的保 险 , 具有强  制性 和公 益 性属 性 。 基 于

交强 险 的强 制 性 和公 益 性 

承担 垫付责 任还 是赔偿 责任 。  

( 二) 对《 交强险条例》 第2 2 条存在不 同理 解的原 因   实 践 中人 们对 于 《 交 强 险条 例 》 第2 2条 的理 解 

特征 , 《 交强 险条例 》 第2 l条规 定 , 发 生 道路 交 通事  故造 成受 害人人 身伤 亡 、 财 产损失 时 , 只要不 是受 害 

人 故 意制造 道 路交 通 事故 , 无论 机 动 车方 是 否有 过 

错 以及过 错程 度如何 ,保 险公 司均应 在交强 险 责任 

限额 内赔偿 受 害 人 的人 身伤 亡 和 财产 损 失 。 这 一 规  定体现了《 交 强 险条 例 》 保 障 受 害 人 依 法 得 到 赔 偿  的立法宗 旨。 体 现 了 以人 为 本 的立 法 理 念 。 由此 可 

机 动 车道路 交通 事故 受 害人依法 得 到赔偿 .促 进道  路 交通 安全 ” 的立 法宗 旨。  

综 上 所述 , 笔者 以为 , 《 交 强 险条 例 》 第2 2条 的  正 确理 解应 当是 : 有列 举 的 四种 肇 事情形 之一 的 , 保  险公 司在交 强 险责任 限额 内承 担垫 付责任 ,并 有权 

见, 《 交 强 险条 例 》第 2 2条 不 能 理解 为 驾 驶人 无 证  驾驶或醉酒 、 车辆 被 盗 抢 期 间肇 事 、 被 保 险 人 故 意  制 造事 故 四种 肇 事情 形 下 。 保 险公 司无 须 对受 害人 

的人 身 伤 亡 、 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 如 果 将 上 述  情形 理 解 为保 险公 司不 向受 害 人赔 偿 , 那 么将 会 出  现逻 辑 上 的矛 盾 : 机 动 车方 在 一般 过 失 甚 至无 过 失  的情 形 下 发生 交 通事 故 . 受 害 人 可 以基 于 法律 的规  定 直接 从保 险公 司获 得赔 偿 , 而机 动 车 方 在存 在 严 

在 垫付 金额 范 围 内向侵 害人追 偿 。  

三、 交 强险 中保 险公 司垫付 制度 的完 善  ( 一) 重 新厘 定垫付 责任 的 范 围  

《 交强 险 条 例 》 第2 2条关 于在 四种 肇 事 情形 下 

保 险 公 司垫 付抢 救 费 的规 定 并 不周 延 , 有悖 于 交强 

险 的立 法宗 旨 , 应 当在 立 法 中 重新 厘 定保 险公 司 承  担 垫付 责任 的 范 围。   根 据《 交 强 险条例 》 第 3条和 第 2 1 条规 定 , 我 国  交 强 险的保 障范 围包 括受 害人 的人 身伤亡 和财 产损 

重过 错 造 成受 害 人 的损 失 。 受 害人 反 而 不 能从 保 险  公 司 获 得赔 偿 , 这 种 理解 显然 有 违 《 交 强 险条 例 》 保 

护受 害人 的立法 本 意E 3 1 。 对 于交 通事 故受 害人 而 言 ,   机动 车驾 驶人 是否具 有 驾驶 资格 、是否 醉酒 根本 无 

法预 见和 防范 , 受 害人对 此亦无 责 任 , 由此带 来 的风 

险不 应

由受害 人承 担 ,否则将 造成 受 害人差 别待 遇 

失 。将 受害人 的人身 伤亡作 为交 强 险 的保 障范 围体 

现 了对受 害 人 的人 文关 怀 , 有利 于 维 护道 路 通行 者 

的不 公平 局面 。 在驾 驶人 有重 大过 错 的情 形 下 , 保 险  公 司更 应对 受 害 人人 身 伤亡 和财 产损 失 予 以赔 付 ,  

方 符合 交 强险 对社会 公众 利益 的保 护原则 。  

的人 身安全 。 但是 , 将 财产 损失 纳入交 强 险 的保 障范  围, 既不 符合 我 国国情 , 也 不 符 合 国外 通 行 的做 法 。   交 强 险设 置 的 目的在 于为机 动车 交通 事故 的受 害人  提 供 基本 的保 障 , 其 中 以对 人身 伤 亡进 行 强 制保 障  最 为 迫切 。 在 我 国当前 交 通 事故 频 繁发 生 而 保 险基  金 有 限 的情 况下 . 如果 还对 财产 损失 进行赔 偿 . 必然  会 削 弱对 受 害人 的人 身损 害 的保 障程 度 , 不 利 于有 

其次 , 从 垫付责任 的性 质看 , 《 交强 险条例 》 第2 2   条规 定 的保 险公 司所 承 担 的责 任 应是 垫 付 责任 , 而 

不是 终局赔 偿 责任 。   垫付 责 任在 性 质 上 不 同 于赔 偿 责任 , 是一 种 法 

定 的代为 偿付 责任 。 赔偿 责任 是一 种合 同责 任 , 是 按  照保 险合 同 的约定 由保 险人 承担 的合 同责任 。这 种 

责任 源 于保 险人 和投 保人 之 间 的合 同 , 即投 保 人 按 

效 保 护受 害人 的生命 健康 权 。 此外 , 将 财产 损失 纳入  保 障范 围会 加重 投 保 人 的保 费 负担 , 不 利 于强 制保 

险制 度 的推行 。 世界 上 大 部 分 国家 的交 强 险 立法 基  本 上都 将交 强 险的保 障范 围 限制 在人 身损 害 。我 国  交 强 险制度 也应顺 应形 势 , 不断 完善 , 将财 产损 害排 

照保 险 合 同 的规定 交 纳保 险费 , 保 险 人 在 发生 保 险  事故 时 在一 定 范 围 内承 担赔 偿 责 任 。 而 垫 付责 任 是  种 法 定 责任 ,它是 在 法律 规 定 的特 定 情 况 下 , 保 

险人 先 行对 受 害 人进 行救 助 , 然后 有 权 向真正 的侵  权责 任人进 行 追偿 。 简言 之 , 赔 偿 责任是 保 险人 的约  定 责任 . 不 能进 行追偿 ; 而垫付 责任 是保 险人 的法 定 

除在 交强 险 的保 障范 围之 外 。 但是 , 由于 我 国《 道 路  交 通安 全法 》 将 财产损 失 纳入交 强 险的保 障范 围 , 在  《 道路 交 通安 全 法 》 修 订之 前 , 《 条例 》 只 能在 其 划定  的范 围 内适 度调 整 。 首先 , 在 赔偿 顺 序 上 , 遵 循人 身 

损 害 优先 赔偿 原 则 。 在 同一 事故 中 同时造 成 受 害人 

的代 为偿

付 责 任 , 可 以进 行追偿 , 承担垫 付责 任者 虽  然 与 案件有 一 定 的联 系 , 但不 是责 任 的最终 承担 者 。  

如果 在上述 四种肇事 情 形下完 全 由保 险公 司承担 赔  偿责任 , 免 除致 害人 的侵 权责 任 , 会 使道 路交 通参 与  人降 低注 意程 度 , 不 利于 控制 醉酒 驾驶 、 无证 驾驶 等 

人 身 伤亡 和 财产 损 失 时 , 保 险公 司应 当在 强 制保 险  责 任 限额 内优先 对人 身伤 亡进行 赔偿 。然 后再 考虑 

对 财产 损失 进行 赔偿 。 其次, 限制 财产 损失 的赔偿 范  围和数 额 。 保 险公 司仅 仅赔 偿直 接财 产损 失 , 对 间接  财产损 失不 赔 。 同时对 财 产损 害设定 免赔 额 。 所 谓免 

肇事行为 , 有悖 于 《 交 强 险条 例 》 维护 道 路 交通 安 全  的立 法宗 旨。 因此 , 保 险公 司 向受 害人承 担赔 偿责 任 

后, 可 以 向致 害人 追偿 。 也就是说 , 保 险 公 司并 非 终  局 责 任 承担 人 , 他 们 只是 代 致 害人 先 行 向受 害人 承  担 赔 偿 责任 , 然 后 再 向致 害 人追 偿 。 这样 , 既保 障 了  受 害 人 依法 获得 赔 偿 的权 利 。 同 时也 没 有 免 除被 保 

赔 额 是指 当保 险事 故发 生 后 , 保 险 人 只赔 偿 一定 数 

额 以上 的损 失 。 由于 小 额损 失 的理 赔 费用 可 能 会  超 过 实 际补偿 金 额 , 对 财 产 损 害设 定 免赔 额 可 以减 

少 小 额损 失 的补 偿 , 从 而 有 效 降低赔 付 率 和 理赔 费  用, 进 而 降低 保 险 费率 。 另外 , 有 关 部 门还 可 以通 过 

调 节免 赔额 幅度 控制 违章 , 减少 事故 的发 生 。  

5 5  

险人应 该 承担 的法律 责 任 , 符合 《 交 强 险条例 》 “ 保 障 

保 障受 害人得 到及 时赔偿 是交 强险 的首要 立法  宗旨, “ 没有 理 由让受 害人从 承保 人处 获取 的权 利取 

例》 的立 法宗 旨。 另外, 《 交 强 险条例 》 第2 4条将 机 动 

车肇 事后逃 逸作 为道 路交通 事故社 会救 助基 金垫 付  有关 费用 的情形 之一 过于绝 对 , 非 常不 合理 。 因为 机 

动车肇 事后 逃逸包 括 驾驶 车辆逃逸 和遗 弃 车辆 逃 逸  两种 情 形 。 如果 肇 事者 遗 弃 未参 加交 强 险 的 车辆 逃 

决于 被保 险人 的行 为是 故 意还是 过 失 ” l 5 ] 。 即使 损失  是 由于被保 险人 无证 驾驶 、醉酒 驾驶 等重大 过错情 

形导 致 ,受害人 也应 当获 得与被 保 险人无 过错情 形  下相 同的保 障 范 围 。 被 保 险人 的过错 与否 以及 过 错  大 小不 影 响受 害人 的权 利 的实 现 。 只对 保 险 人是 承  担 赔 偿 责 任 还 是 垫付

责 任 有 影 响 。 因此 , 在 醉 酒 驾 

逸或 者驾 驶车辆 逃逸 而该 车辆是 否参加 了交 强 险不  明确 , 此 种情 况依据 《 交强 险条 例》 第2 4条 规定 由道 

路 交通事 故社 会救 助基 金对受 害人进 行垫 付合情 合 

驶、 无 证 驾驶 、 被保 险机 动车 被 盗抢 期 间肇 事 、 被 保  险人故 意制 造道路 交通 事故 等肇事 情形 下 ,保 险公 

司对于 受害人 所遭 受 的人身 伤亡 和财产损 失 承担垫  付 责任 , 并可 以在 垫付 金额 范 围内向致 害人追 偿 。  

理。 但 如 果肇 事者 遗 弃 已经 参加 了交 强 险 的车辆 逃  逸。 或 者 虽然 驾 车逃 逸但 很 快 被 找到 并 能确 定其 投  保 交 强 险信 息 , 则不 应 由道 路 交通 事 故社 会 救助 基 

金垫 付有 关 费用 。 在 道 路交 通 事故 社 会 救 助基 金 经  费有 限 的情 况下 , 为 了及时救 助受 害人 , 由保 险公 司  承担 垫付责 任显 得非常 必要 。   因此 , 对于 机 动 车驾驶 人 肇 事逃 逸 的情况 应 当  区别 对 待 , 如果 驾 驶人 肇 事后 逃 逸但 能 确 定被 保 险 

( 二) 将“ 驾 驶 人 肇 事 逃 选但 能确 定被 保 险 车 辆 

信 息” 作 为保 险公 司承 担垫 付责任 的 法定情 形 

根据 《 交通事 故处 理程 序规定 》 第7 4条 的规定 ,   交通 肇事 逃 逸是 指 发 生交 通事 故 后 , 当事 人 为逃 避  法律 追究 , 驾驶 车辆 或者遗 弃 车辆 逃离 现场 的行 为 。  

车辆 信息 , 则 由保险公 司对 受害 人承担 垫付 责任 ; 如 

果驾 驶人肇 事 后逃逸 而该 车辆是 否参 加 了交强 险不 

可见 , 交通 肇事 逃逸 与《 交 强 险条 例》 第2 2 条 规定 的 

无证 驾驶 、 醉酒 驾驶 、 机动 车被 盗抢期 间肇事 和被 保  险人 故 意制造 交通 事故 等 四种 肇事 情形在 性质 上相  同, 都属 于道德 风 险范畴 内 的严 重违 法行 为 。 如果 能 

明确 , 则 由道路 交通事 故社 会救 助基金 进行 垫付 。 只 

有 这样 , 才能 使肇 事 逃逸 与 相类 似 的无 证 驾 驶等 道  德 风险 范畴 内的情 形在处 理上保 持 一致 ,保 障受害  人 得到 及时救 治 .充分 发挥道 路交通 事故 社会 救助  基 金 的作用 。  

确 定该 肇 事 车辆 已经 投保 了交 强 险 , 那么 由保 险公  司对受 害人先 行承 担垫 付责任 , 完全 符合 《 交 强险条 

参考 文献 :  

[ 1 ] 王 宝发 , 张 晓军 . 析垫付责任[ J ] . 法 律 适 用, 1 9 9 9 ( 4 ) : 4 — 5 .   [ 2 ] 韩 长 印, 易萍 . 交强 险 中恶 意肇 事 的保 险 垫 付 责任 [ J ] . 法 学, 2 0 1 0 (

1 0 ) : 1 2 1 — 1 3 2 .   [ 3 ] 栗娟. 醉酒 驾 驶 事 故 中保 险公 司应 承 担 交强 险赔 偿 责 任 [ J ] . 人 民司 法 , 2 0 0 8 ( 1 8 ) : 9 2 — 9 5 .   [ 4 ] 丁凤楚. 论 我 国机 动 车 交 通 事故 责 任 强 制 保 险制 度 的完 善 [ J ] . 江 西 财 经 大学 学 报 , 2 0 0 7 ( 1 ) : 1 0 2 — 1 0 8   [ 5 ] M A L C O L M  A , C L A R K E . 保 险合 同法 [ M] . 何 美 欢, 吴 志攀 , 译. 北京 : 北 京 大 学 出 版社 , 2 0 0 2 : 6 6 4 .  

Li a bi l i t y   o f   I ns ur a n c e   Co mp a n i e s   f o r   Pa y me n t   i n  

Co mp u l s o r y   Au t o   Li a b i l i t y   I n s u r a n c e  

XU  S u— — p i ng  

( S c h o o l   o f   L a w , S h a o g u a n   U n i v e r s i t y , S h a o g u a n   5 1 2 0 0 5 , G u a n g d o n g , C h i n a )  

Ab s t r a c t :T h e   2 2 n d   i t e m  o f   t h e   Re g u l a t i o n s   o n   C o mp u l s o r y   Au t o   L i a b i l i t y   I n s u r a n c e   p r o v i d e s   l i a b i l i t i e s   o f   i n s u r a n c e   c o mp a n i e s   i n   t h e   s t a t e   o f   f o u r   a c c i d e n t   p r o n e n e s s   s u c h   a s   d r i n k — d r i v i n g . Be c a u s e   o f   t h e   c o n l f i c t i n g   a n d   u n d i s t ib r u t e d   r e g u l a t i o n s , d i f f e r e n t   p e o p l e   h a v e   d i f f e r e n t   v i e ws   o n   t h i s   t i t l e , wh i c h   l e a d s   t o   d i s u n i t y   i n   t h e   c o u r s e  

o f   a p p l i c a t i o n.Ac c o r d i ng   t o   t h e   n a t ur e   a n d   p u r p o s e   o f   l e g i s l a t i o n   o f   c o mp u l s o y  r a u t o

  l i a b i l i t y   i n s u r a nc e ,t o g e t h e r  

w i t h   t h e  n a t u r e   o f   l i a b i l i t y   f o r   p a y me n t   o n   a c c o u n t ,t h e   2 2 n d   i t e m  o f   t h e   Re g u l a t i o n s   o n   C o mp u l s o y  r Au t o   L i a b i l i t y   I n s u r a n c e   s h o u l d   b e   c o mp r e h e n d e d   a s   t h a t   t h e   i n s u r a n c e   c o mp a n i e s   s h o u l d   t a k e   u p o n   t h e   l i a b i l i t y   or f  

pa y me n t   o n   a c c o u n t   i n   r e s p e c t   o f   c a s u a l t y   a n d   p r o p e r t y   l o s s   wi t hi n   t h e   l i a b i l i t y   l i mi t   i n   t h e   s t a t e   o f   f o ur   a c c i d e n t  

p r o n e n e s s   s u c h   a s   d in r k - d r i v i n g .   Ke y   wo r d s :C o mp u l s o y  r a u t o   l i a b i l i t y   i n s u r a n c e ;Ac c i d e n t   p r o n e n e s s ;L i a b i l i t y   or f   p a y me n t   o n   a c c o u n t ;   L i a b i l i t y   or f   c o mp e n s a t i o n  

( 责 任编 辑 : 陈 景增 )  

5 6  

范文六:论交通事故中保险公司直接赔付责任的法律依据 投稿:丁詷詸

论交通事故中保险公司直接赔付责任的法律依据

来源:lawyer-li:日期:2007-04-04笔者日前代理了数个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原告即事故受害者均为非机动车或者行人这一方,而肇事者均为机动车一方,在起诉时都把机动车驾驶员(或车主)、肇事车辆第三者责任险投保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要求上述被告共同承担赔偿责任。法院最终都是判决保险公司在三者险投保范围内直接承担赔付责任,而免除了被保险人即机动车方在该范围内的赔偿责任。通过上述几个案件的综合分析,笔者认为审理交通事故的司法实践中,受害者要求保险公司直接赔付是有法律依据的。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保险法》第50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据此,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纠纷中受害人可以将保险公司作为被告,要求其直接承担赔偿责任。

首先,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的概念来看。根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印发〈机动车辆保险条款解释〉和〈机动车辆保险费率解释〉的通知》,将第三者责任险定义为:保险车辆因意外事故,致使他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失,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的规定给予赔偿。在《交通安全法》实施前,第三者责任保险属于自愿保险的范围,即投保人和保险人通过自愿的方式,在平等互利、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保险合同来实现的一种保险。《交通安全法》施行后,社会各界对第三者责任险存在着不同的理解。该法第十七条规定:“国家实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制度”,将第三者保险 “强制性”地列为机动车主的义务,这使得社会各界对第三者责任险有了各种不同的理解。有些人认为“第三者责任险”应该是一个强制性的公益的商业保险,将第三者责任险“强制性”地列为机动车主的义务,是《交通安全法》的重大突破,使得这部法律与国际上的通行法律实现接轨,体现了立法权对生命权的尊重,减轻了事故双方的经济损失;而保险公司认为“第三者责任险”是“商业险”,同时也是责任保险,是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应该依据《保险法》第五十条的规定,进行“有责赔付”;而交警部门认为,第三者责任险应该算是“强制性法律险”。因为商业保险是自愿的,但现在第三者责任险是政府干预必须投保的,没有投第三者责任险的车辆不仅不能上牌,而且也不能参加年检。在我省,1987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浙政[1987] 5号文件)批准了在全省范围内实行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到2001年省人民政府(浙政函[2001] 56号)又批复省公安厅,同意继续在全省范围内实行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并以机动车上牌、审验等为限制条件,以保证这一规定的落实。此外,《交通安全法》还出台了相应的处罚措施,以法的形式对强制第三者责任险作了规定。

其次,《保险法》第50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这里明确规定,只要有法律规定或合同的

约定,第三者责任保险中的受害人就有直接向保险公司求偿的权利。保险公司也有直接向第三者支付赔偿金的义务。该条文中所指的“法律的规定”,在《交通安全法》颁布和实施之前,确实找不到任何相应的配套法律规定。但是,在《交通安全法》出台后,这里的法律规定就有了与之相配套的规定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第1款很明确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上述法律规定就是《保险法》中所要的法律规定。这规定很明确的说明,受害人作为第三者可以直接向保险公司求偿。两法在这一点上起到了相辅相成、相互配套的作用,不但没有任何冲突,而且是互相补充、互相完善和连成一体的。

受害人作为第三者针对保险公司有着直接诉讼请求权。不管是《保险法》还是《交通安全法》,受害人作为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以原告的身份直接向保险公司行使请求权,要求保险公司依法直接承担赔偿义务,是符合现有的法律规定的。根据《保险法》第10条的规定,保险合同是投保人与保险人约定保险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保险合同相对人为投保人与保险人,即机动车所有人与保险公司之间存在保险合同关系。《保险法》第50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受害人对保险公司的直接请求权是基于上述法律的直接规定。在《道路交通安全法》未出台之前,《保险法》对保险人可直接向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虽有规定,但因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配套规定而徒具形式。在以往的实践中,一直沿用的是“商业三者险”,当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时,先由第三者向投保人请求赔偿,在投保人承担赔偿责任后,再由投保人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所以,在诉讼中,保险公司极力主张只有投保人是保险合同当事人,而受害人不是保险合同的当事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保险公司不应成为侵权损害赔偿案件中的被告。但《交通安全法》出台后,就和《保险法》相配套,受害人的直接请求权就有了完整的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第1款明文规定保险公司对受害人的直接赔偿责任。同时,也使得《保险法》第50条的规定具体化。保险公司作为适格被告参加诉讼,并先承担赔偿责任,应无疑义。即在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应先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第三者予以赔偿,对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由事故责任人按责任比例赔偿。诉讼中,若不将保险公司列为被告,不但保险公司的责任限额范围难以确定,且待诉讼结束后再由保险公司根据投保人的申请理赔,对第三者极为不利,也不利于纠纷的及时解决与社会的和谐稳定。

范文七:论交通事故中保险公司直接赔付责任的法律依据 投稿:顾躆躇

论交通事故中保险公司直接赔付责任的法律依据

作者:李海光 时间:2007年04月04日 10时36分

笔者日前代理了数个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原告即事故受害者均为非机动车或者行人这一方,而肇事者均为机动车一方,在起诉时都把机动车驾驶员(或车主)、肇事车辆第三者责任险投保的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要求上述被告共同承担赔偿责任。法院最终都是判决保险公司在三者险投保范围内直接承担赔付责任,而免除了被保险人即机动车方在该范围内的赔偿责任。通过上述几个案件的综合分析,笔者认为审理交通事故的司法实践中,受害者要求保险公司直接赔付是有法律依据的。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条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据此,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纠纷中受害人可以将保险公司作为被告,要求其直接承担赔偿责任。

首先,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的概念来看。根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印发〈机动车辆保险条款解释〉和〈机动车辆保险费率解释〉的通知》,将第三者责任险定义为:保险车辆因意外事故,致使他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失,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的规定给予赔偿。在《交通安全法》实施前,第三者责任保险属于自愿保险的范围,即投保人和保险人通过自愿的方式,在平等互利、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保险合同来实现的一种保险。《交通安全法》施行后,社会各界对第三者责任险存在着不同的理解。该法第十七条规定:,将第三者保险地列为机动车主的义务,这使得社会各界对第三者责任险有了各种不同的理解。有些人认为应该是一个强制性的公益的商业保险,将第三者责任险地列为机动车主的义务,是《交通安全法》的重大突破,使得这部法律与国际上的通行法律实现接轨,体现了立法权对生命权的尊重,减轻了事故双方的经济损失;而保险公司认为是,同时也是责任保险,是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应该依据《保险法》第五十条的规定,进行;而交警部门认为,第三者责任险应该算是。因为商业保险是自愿的,但现在第三者责任险是政府干预必须投保的,没有投第三者责任险的车辆不仅不能上牌,而且也不能参加年检。在我省,号文件)批准了在全省范围内实行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到号)又批复省公安厅,同意继续在全省范围内实行机动车第三者强制保险,并以机动车上牌、审验等为限制条件,以保证这一规定的落实。此外,《交通安全法》还出台了相应的处罚措施,以法的形式对强制第三者责任险作了规定。

其次,《保险法》第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法律的规定条第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

受害人作为第三者针对保险公司有着直接诉讼请求权。不管是《保险法》还是《交通安全法》,受害人作为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中的第三者,以原告的身份直接向保险公司行使请求权,要求保险公司依法直接承担赔偿义务,是符合现有的法律规定的。根据《保险法》第条规定:受害人对保险公司的直接请求权是基于上述法律的直接规定。在《道路交通安全法》未出台之前,《保险法》对保险人可直接向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虽有规定,但因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配套规定而徒具形式。在以往的实践中,一直沿用的是,当保险车辆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时,先由第三者向投保人请求赔偿,在投保人承担赔偿责任后,再由投保人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所以,在诉讼中,保险公司极力主张只有投保人是保险合同当事人,而受害人不是保险合同的当事人,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保险公司不应成为侵权损害赔偿案件中的被告。但《交通安全法》出台后,就和《保险法》相配套,受害人的直接请求权就有了完整的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道路交通安全法》第款明文规定保险公司对受害人的直接赔偿责任。同时,也使得《保险法》第76条第一款明文规定保险公司对受害人的直接赔偿责任。同时,也使得《保险法》第50条的规定具体化。保险公司作为适格被告参加诉讼,并先承担赔偿责任,应无疑义。即在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应先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第三者予以赔偿,对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由事故责任人按责任比例赔偿。诉讼中,若不将保险公司列为被告,不但保险公司的责任限额范围难以确定,且待诉讼结束后再由保险公司根据投保人的申请理赔,对第三者极为不利,也不利于纠纷的及时解决与社会的和谐稳定。

范文八:交通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应当赔付 投稿:熊籿粀

河北沧州建平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服务律师qq20506798

市区的苏先生来函称,2011年6月9日苏先生驾驶小客车在国道上行驶,由于前方发生情况苏先生便将车速慢下来,可是此时在其后方由田某驾驶的大货车由于车速过快刹车不及时,两车发生追尾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苏先生及时报了警。经交警对现场进行勘查,做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田某未与前方车辆保持安全距离且违反装载规定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苏先生无责任。苏先生的车辆在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了车辆损失保险。车辆经修理花去修理费38000元。苏先生询问,能否直接向自己车的投保公司,主张车辆损失的赔偿款。

就此本报记者向河北建平律师事务所孙国征律师进行了咨询,孙律师答复为:此类案件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及六十二条有关“保险代位权”的适用问题。从法律规定以及立法精神分析,投保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而造成的损失,投保人在实际损失的范围内既可以向第三方(加害方)索赔,也可以要求自己车辆的投保公司要求先行垫付,保险公司垫付后再根据过错责任原则向第三方进行追偿。如果直接要求自己投保的保险公司进行赔偿,投保人应当具备以下条件:第一、在保险人(保险公司)未赔偿保险金之前,被保险人(投保人)没有放弃向第三方(加害方)请求赔偿的权利。第二、

没有因故意或重大过失的行为,致使保险公司无法向第三方追偿的情形。

在司法实务中,投保人直接向保险公司索赔有时还要考虑保险人与被保险人之间所签订的保险合同中条款效力的问题,甚至需要投保人证明已经对第三方穷尽了救济途径。比如部分保险公司与投保人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在车辆损失保险条款中明确约定“保险车辆发生保险事故后,保险人依据驾驶员在事故中的责任比例来计算赔偿”类似的格式条款效力一般被认定为无效条款;而穷尽了救济途径,一般要求投保人要对第三方通过各种法律途径主张后而没有获得赔偿时,才能向承保的保险公司主张权利,这种做法其实在无形中就加重了投保人的举证责任与法律的精神是违背的;司法实践中各地的掌握不尽相同,庆幸的是近日媒体报道,“保监会要求险企进一步完善“代位求偿权”的标准和流程,以化解理赔纠纷”。

所以根据《保险法》的规定,苏先生可直接选择向保险公司索赔,而后保险公司再向第三方代为求偿。对于实务中的有关做法还有待于相关规定出台给予纠正。

相关法条:第六十条

利。

前款规定的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已经从第三者取得损害赔偿的,保险人赔偿保险金时,可以相应扣减被保险人从第三者已取得的赔偿金额。

保险人依照本条第一款规定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不影响被保险人就未取得赔偿的部分向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 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

第六十一条 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未赔偿保险金之前,被保险人放弃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的,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

保险人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后,被保险人未经保险人同意放弃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的,该行为无效。

被保险人故意或者因重大过失致使保险人不能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的,保险人可以扣减或者要求返还相应的保险金。

范文九:保险公司承担给付责任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件 投稿:郑螠螡

保险公司承担给付责任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件

案情:

2006年3月25日,吕某驾驶自行车与赵某驾驶的夏某所有的小客车相撞,吕某受伤。事故发生后,经交通队对事故责任进行确认,认定吕某负事故主要责任,赵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吕某住院治疗69天,支出医疗费12 141.78元,其中夏某支付6000元,吕某自行支付6141.78元。后吕某将赵某、夏某及事故车辆投保的保险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三被告连带赔偿医疗费12 141.78元。

争议:

本案审理过程中,对应由保险公司在第三者保险的保险限额内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夏某和赵某不承担赔偿责任均无异议。但对于如何处理事故中夏某先行支付的6000元医疗费意见不一,主要有如下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既然保险公司承担全额的赔偿责任,则应当直接判决保险公司向吕某支付赔偿金12 141.78元,对于夏某先前支付的医疗费,可由夏某另行向吕某主张返还不当得利。 第二种观点认为,原告要求赔偿医疗费12 141.78元的诉讼请求本身有问题,因为其中有夏某代为支付的部分,对于这一部分,吕某无权提出要求。故法院只应对吕某自行支付的医疗费进行处理,即直接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医疗费6141.78元,夏某支付的部分可向保险公司追偿。 第三种意见认为,夏某垫付费用的清偿问题应当与吕某的赔偿一并解决,即法官可以释明夏某提出反诉,判决中将两笔费用一并解决。

笔者赞成第三种意见。

评析:

一、根据现代民事诉讼的理论,程序价值与实体价值同样重要,民事程序具有独立于实体的自身价值。所谓“迟到的正义非正义”,因此民事诉讼程序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实现诉讼效率。本案中,在实体上保险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不存争议,但怎么个判法对于夏某来说却是关系重大。在法院直接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吕某全部医疗费,而要求夏某另行向吕某主张返还的情况下,夏某的困难就会接踵而至。即吕某一旦行踪难寻便会使夏某接下来的起诉和利益实现产生困境。这可并不是什么杞人忧天,从法院目前面对的送达难和执行难来看,夏某的担忧不无道理。若法院只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吕某自行支付的费用,而要求夏某另行起诉保险公司讨要垫付费用,这时利益实现虽有保障,但复杂的诉讼程序还是会使夏某筋疲力尽。可见,对夏某来说上述两种情况皆不是最优结果。而对于法院来说,通过两场诉讼来解决一起纠纷,不仅使案结事了成为空谈,诉讼效率也是大打折扣。可见,无论从应诉的角度,还是审判的角度,前两种做法均不合理。按照第三种意见,通过指导当事人行使反诉权,既可以有效解决一案两讼的问题,又能最大程度的减少当事人诉累和节约司法资源,符合程序效率原则的本质要求。

二、车主通过反诉行使垫付费用的取回权有助于实体正义的实现。虽然在投保第三者保险后,保险公司将成为损害赔偿的最终责任人,但肇事车辆车主(及车辆驾驶人)有对受害人进行及时救护的义务。车主拒不履行救护受害人的义务,不仅会受到道德的谴责,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是,倘若因救护受害人产生的垫付损失不能回复,或是取回的成本很大,便无疑会降低车主采取救护措施的积极性,不利于受害人的保护。因此,应当在制度设计上鼓励车主为救护受害人垫付有关费用。车主通过反诉行使垫付费用的取回权简化了诉讼程序,减少了诉讼成本,客观上有鼓励车主实施救助行为的效果。虽然,要求车主另行主张垫付费用有利于受

害人赔偿案件的快速处理,但却可能在两次诉讼中产生两种不同的认定,导致实体上的不协调甚至错误。

三、释明车主行使反诉权并在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受害人赔偿金的同时判决受害人将车主垫付费用予以返还,具有可操作性。首先,在车主未主动提出反诉的情况下由法官行使释明权具有法律依据。在有利于案件正确处理又不会使当事人对法官中立性产生怀疑的情况下告知当事人行使权利的途径符合法官行使释明权的范围。在保险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法官在告知车主应诉的同时可询问车主垫付费用的情况,存在垫付费用的随之告知车主是否反诉,车主反诉的,垫付费用予以处理;车主拒绝反诉的,视为其放弃对垫付费用的取回权。其日后再行起诉的,不予受理。车主反诉中,可将保险公司作为第三人。判决中应判决保险公司向受害人全部赔偿,同时判决受害人向车主返还垫付费用。待到执行阶段,受害人作为申请人或车主作为申请人的,执行人应当通知另一方,保险公司交付的赔偿款可交付给受害人和车主,执行程序便可完结。

范文十:中华保险公司支付交通事故赔偿款 投稿:高讆讇

2006年9月13日,原告梁锦联诉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佛山中心支公司(下称中华保险公司)、揭育让、揭育李交通事故人身损害纠纷案[(2006)佛禅法民三初字第932号] ,刘勇律师代理原告起诉三被告,最终调解结案。

2006年1月21日,揭育让驾驶粤E85177号轻型货车(车主为揭育李,第三者责任险的承保人为中华保险公司)与梁锦联驾驶粤E51554号摩托车相撞,造成梁锦联受伤、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佛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第一大队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梁锦联负次要责任,揭育让负主要责任。相撞后,梁锦联住院治疗,被法医认定为10级伤残。梁锦联出院后多次索赔未果。

2006年8月17日,刘勇律师接受梁锦联委托,起诉中华保险公司、揭育让、揭育李向梁锦联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器具费、财产损失费、精神抚慰金、后续治疗费合计人民币46656.8元。

庭审中,刘勇律师与对方就转院治疗费、精神费等争议焦点展开激烈辩论,刘勇律师据理力争。后双方经平等协商,就本案达成如下调解协议:中华保险公司依保险合同约定在保险责任限额内代赔原告28855.96元,揭育让、揭育李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3500元。

    至此,本案调解结案,刘勇律师在短时间内较好的维护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实现了诉讼目的。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