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猪验尸阅读答案_范文大全

焚猪验尸阅读答案

【范文精选】焚猪验尸阅读答案

【范文大全】焚猪验尸阅读答案

【专家解析】焚猪验尸阅读答案

【优秀范文】焚猪验尸阅读答案

范文一:续焚书阅读答案 投稿:史鏺鏻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下题。

题孔子像于芝佛院

[明]李贽

人皆以孔子为大圣,吾亦以为大圣;皆以老、佛为异端,吾亦以为异端。人人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所闻于父师之教者熟也;父师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所闻于儒先之教者熟也;儒先亦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孔子有是言也。其曰:“圣则吾不能”,是居谦也。其曰“攻乎异端”,是必为老与佛也。

儒先亿度而言之,父师沿袭而诵之,小子曚聋而听之。万口一词,不可破也;千年一律,不自知也。不曰“徒诵其言”,而曰“已知其人”;不曰“强不知以为知”,而曰“知之为知之”。至今日,虽有目,无所用矣。

余何人也,敢谓有目?亦从众耳。既从众而圣之,亦从众而事之,是故吾从众事孔子于芝佛之院。

(选自《续焚书》)

1.请翻译加粗的词。

(1)儒先亿度而言之   亿度:________

(2)不曰“徒诵其言”  徒:________

(3)既从众而圣之    圣:________

2.世人为什么把孔子看作大圣人?

3.文末作者说自己“从众事孔子”有什么深刻意味?

阅读答案:

答案:

解析:

1.(1)揣度,揣测

(2)仅、只

(3)以……为圣,把……当作圣人/认为……是圣人

2.参考答案:世人在学习中没有独立思考,没有个性见解,盲目听信儒家先辈以及老师父辈的看法,只懂得死记硬背,不懂装懂,所以千年来众口一词地将孔子视为圣人。

评分标准:“盲目听信儒家先辈及老师父辈的看法”“学习中没有个人的独立思考”“欠缺个性见解”1分,“死记硬背”“徒诵其言”1分,“不懂装懂”“强不知以为知”1分,句子不通顺酌情扣分。

3.参考答案:作者对世人听信前人、盲目尊孔的可笑行径深为不满,故意用从众从俗的言行来抨击世人欠缺个性见解的荒谬做法,也深刻地表达了自己的愤慨之情。

评分标准:“抨击世人荒谬可笑”1分,“愤慨”“激愤”1分,句子通顺1分。

参考译文:

人们都把孔子当作大圣人,我也把孔子当作大圣人;人们都认为老子、佛教是异端邪说,我也认为老子、佛教是异端邪说。人们不是真的知道大圣人与异端邪说的区别,是从父亲和老师的教导中熟知的;父亲和老师不是真的知道大圣人与异端区别,是从儒学先辈的教导中熟知的;儒学先辈也不是真的知道大圣人与异端区别,是因为孔子说过这样的话语。孔子说“要成为圣人我还做不到”,这是孔子自谦的话;他说“攻击异端邪说”,一定是指要攻击道家与佛教。

儒学先辈们根据自己的主观臆断猜测讲授孔子的著作,父亲和老师沿袭儒学先辈们的观点朗诵记忆着孔子的著作,学生们懵懵懂懂地听着记着。大家的意见都一致,没有破旧立新;上千年来都是同一个说法,自己还不知道。不说“仅仅朗诵他的话语”,却说“已经知道这个人了”;不说“勉强把没有弄懂的当作弄懂了”,却说“懂了就是懂了”。时至今日,虽然有批判发现的眼光,也没能发挥它作用了。

我是什么人,竟敢说自己有批判发现的眼光?也只是跟随众人罢了。既然跟随众人把孔子当作大圣人,也就跟随着众人来敬奉大圣人。所以我也跟随众人在芝佛院事奉孔子。

范文二:焚驴志阅读答案 投稿:王羼羽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下题。

焚驴志

[金]王若虚

岁己未,河朔大旱,远迩焦然无主赖。镇阳帅自言忧农,督下祈雨甚急。厌禳①小数,靡不为之,竟无验。既久,怪诬之说兴。适民家有产白驴者,或指曰:“此旱之由也。云方兴,驴辄仰号之,云辄散不留。是物不死,旱胡得止?”一人臆倡,众万以附。帅闻,以为然,命亟取,将焚之。

驴见梦于府之属某曰:“冤哉焚也!天祸流行,民自罹之,吾何预焉?吾生不幸为异类,又不幸堕于畜兽,乘负驾驭,惟人所命;驱叱鞭箠,亦惟所加。劳辱以终,吾分然也。若乃水旱之事,岂其所知,而欲置斯酷欤?孰诬我者,而帅从之!祸有存乎天,有因乎人,人者可以自求,而天者可以委之也。殷之旱也,有桑林之祷,言出而雨;卫之旱也,为伐邢之役,兴师而雨;汉旱,卜式请烹弘羊;唐旱,李中敏请斩郑注。救旱之术多矣,盍亦求诸是类乎?求之不得,无所归咎,则存乎天也,委焉而已。不求诸人,不委诸天,以无稽之言,而谓我之愆。嘻,其不然!暴巫投魃②,既已迂矣,今兹无乃复甚?杀我而有利于人,吾何爱一死?如其未也,焉用为是以益恶?滥杀不仁,轻信不智,不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某谢而觉,请诸帅而释之。人情初不怿也。未几而雨,则弥月不解,潦溢伤禾,岁卒以空。人无复议驴。

注:①厌禳(r2ng):祭祀鬼神以祈求消除灾祸。②暴巫投魃(b2):暴,同“曝”,指令巫婆神汉在太阳地里祁雨,驱赶旱鬼。

(1)

对下列句子中加粗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

远迩焦然无主赖 迩:近

B.

命亟取,将焚之 亟:赶快

C.

民自罹之,吾何预焉 预:预备

D.

求之不得,无所归咎 咎:罪过

(2)

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粗的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  ]

A.

B.

C.

D.

(3)

下列语句编为四组,全部直接表现驴的反抗精神的一组是

①云方兴,驴辄仰号之,云辄散不留

②劳辱以终,吾分然也

③孰诬我者,而帅从之

④救旱之术多矣,盍亦求诸是类乎

⑤滥杀不仁,轻信不智,不仁不智,帅胡取焉?

⑥未几而雨,则弥月不解,潦溢伤禾,岁卒以空

[  ]

A.

①④⑤

B.

②③⑥

C.

①②④

D.

③④⑤

(4)

下列对原文的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

本文是一篇寓言小品,赋予驴以正面的形象特点,它敢于陈情衙府,分析祸福,因古证今,直斥奸佞,成为正直敢言、有胆有识的人的象征。

B.

驴“乘负驾驭”,劳辱终生,这使人联想到像牲口一样终年辛苦的农夫,但它远非任人宰割之辈,驴的形象本身包含着作者为受欺者鸣不平、激愤于世道昏暗的战斗意志。

C.

白驴最为精辟的见解在于“祸有存乎天,有因乎人,人者可以自求,而天者可以委之也”,其中“人者可以自求”是白驴见解的核心,贯通上下。

D.

文章引用典故来证实自己的议论,托物言志,笔意冷峻,同时运用对比手法,将白驴与镇阳帅、众人对比,虽肯定了镇阳帅勤政爱民的一面,但对他督下祈雨的做法不满;也揭示了无知妄测、人云亦云的可惊可骇。

(5)

把文言文材料中划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靡不为之,竟无验。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杀我而有利于人,吾何爱一死?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某谢而觉,请诸帅而释之。

译文: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答案:1.C;2.C;3.D;4.D;

解析:

(1)

预:通“与”,干涉、关系

(2)

连词,表顺接 A.助词,的;助词主谓间,不译。B.介词,在;介词,“见……于”表被动。D.代词,他的;连词,如果

(3)

①人们认为驴是使天旱缘由的征兆 ②驴说明自己的处境、本份 ⑥事件的结果

(4)

并未肯定镇阳帅勤政爱民,对他只知督下祈雨,愚蠢至极却自言忧农的言行讽刺尖锐。

(5)

(1)(3分)没有不做的,最终没有效果(“靡”、“竟”“验”各1分)

(2)(2分)(如果)杀了我对百姓有利,那么我怎么会吝惜一死呢?(“有利于人”“爱”各1分)

(3)(2分)下属(向白驴)道歉后就醒了,向镇阳帅请求放了白驴。(“谢”“释”各1分)

己未年间(金章宗承安四年),河朔发生大旱。远近(的庄稼)都枯焦了,百姓失去了依靠。镇阳帅自己说他忧虑农人(的生计),督促下属求雨很是急切。祭神消灾(这类)小的法术,没有不做的,最终没有效果。时间一长,怪异荒诞的说法就产生了。正赶上有户百姓家生了一头小白驴,有人指着这头白驴说:“这就是天旱的缘由。云彩正聚集,白驴就仰头朝天鸣叫,云彩就散去(一丝)不留。这头白驴不杀死,旱灾怎么能结束?”一个人凭空倡议,许多人来附和。镇阳帅听说后,认为(这话)对,命令赶快(把白驴)牵来,将要烧死它。

白驴托梦给帅府属下的某人说:“大帅要烧死我,冤枉啊!天灾流行,百姓受苦,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不幸托生成为异类,又不幸落在家畜禽兽之中。负重驾车,只听人的吩咐;驱赶责骂鞭打,也只听任它施加(到我身上),辛苦劳累忍辱负重地一直工作到死,我的本分就是这样。像这水旱之类的灾祸,哪里是我所能知道的,却想要这样残酷地处置我呢?谁是诬陷我的人,大帅却听从了他们的建议。灾祸有的是来源于上天,有的是由人为的,人为的灾祸可以自己寻找(解决办法),来源于上天的只能听之任之了。殷代大旱,商汤有桑林的祈祷,祷告的话一说出来就下雨了;卫国大旱,是提醒卫国去讨伐无道之邢,军队出征就下雨了;汉时大旱,卜式奏请处死桑弘羊;唐时大旱,李中敏奏请斩杀郑注。能抵抗旱灾的办法多了,为什么不也去寻求这类做法呢?找不到办法,又无处归罪,那就是上天的原因,听之任之罢了。不从人身上寻找原因,不听任上天安排,凭借毫无根据的言论,认为旱灾是我的过错,咳,真的不应这样!指令巫婆神汉在太阳地里祁雨,驱赶旱鬼,就已经很迂腐了,现在这样做恐怕更荒唐了吧?如果杀了我对百姓有利,那么我怎么会吝惜一死呢?如果事情没有益处,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来增加罪恶呢?滥杀无辜是不仁的,轻信谣言是不明智的,不仁不智(的事情),大帅为什么要做呢?您,是他的下属,所以我私自来(向您)申诉。”

下属(向白驴)道歉后就醒了,向镇阳帅请求放了白驴。人们起初都很不高兴。过了不久就下起了大雨。整整一个月没有停止,水涝四起伤害了禾苗,年底颗粒无收。人们再也不议论白驴了。

范文三:焚驴志阅读答案 投稿:戴瑃瑄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6~9题。

焚驴志

[金]王若虚

岁己未,河朔大旱,远迩焦然无主赖。镇阳帅自言忧农,督下祈雨甚急。厌禳①小数,靡不为之,竟无验。既久,怪诬之说兴。适民家有产白驴者,或指曰:“此旱之由也。云方兴,驴辄仰号之,云辄散不留。是物不死,旱胡得止?”一人臆倡,众万以附。帅闻,

以为然,命亟取,将焚之。

驴见梦于府之属某曰:“冤哉焚也!天祸流行,民自罹之,吾何预焉?吾生不幸为异类,又不幸堕于畜兽,乘负驾驭,惟人所命;驱叱鞭箠,亦惟所加。劳辱以终,吾分然也。若乃水旱之事,岂其所知,而欲置斯酷欤? 孰诬我者,而帅从之! 祸有存乎天,有因乎人,人者可以自求,而天者可以委之也。殷之旱也,有桑林之祷,言出而雨;卫之旱也,为伐邢之役,兴师而雨;汉旱,卜式请烹弘羊;唐旱,李中敏请斩郑注。救旱之术多矣,盍亦求诸是类乎?求之不得,无所归咎,则存乎天也,委焉而已。不求诸人,不委诸天,以无稽之言,而谓我之愆。嘻,其不然! 暴巫投魃栚,既已迂矣,今兹无乃复甚? 杀我而有利于人,吾何爱一死?如其未也,焉用为是以益恶?滥杀不仁,轻信不智,不仁不智,帅胡取焉? 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某谢而觉,请诸帅而释之。人情初不怿也。未几而雨,则弥月不解,潦溢伤禾,岁卒以空,人无复议驴。

注释:①厌禳(ráng):祭祀鬼神以祈求消除灾祸。②暴巫投魃(bá):暴,同“曝”,指令巫婆神汉在太阳地里祁雨,驱赶旱鬼。

1.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远迩焦然无主赖       迩:近

B.命亟取,将焚之       亟:赶快

C.民自罹之,吾何预焉   预:预备

D.求之不得,无所归咎   咎:罪过

2.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的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    )

鹏之徙于南溟也,水击三千里

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

有桑林之祷,言出而雨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本文是一篇寓言小品,赋予驴以正面的形象特点,它敢于陈情衙府,分析祸福,因古证今,直斥奸佞,成为正直敢言、有胆有识的人的象征。

B.驴“乘负驾驭”劳辱终生,这使人联想到像牲口一样终年辛苦的农夫,但它远非任人宰割之辈,驴的形象本身包含着作者为受欺者鸣不平、激愤于世道昏暗的战斗意志。

C.白驴最为精辟的见解在于“祸有存乎天,有因乎人,人者可以自求,而天者可以委之也”其中“人者可以自求”是白驴见解的核心,贯通上下。

D.文章引用典故来证实自己的议论,托物言志,笔意冷峻,同时运用对比手法,将白驴与镇阳帅、众人对比,虽肯定了镇阳帅勤政爱民的一面,但对他督下祈雨的做法不满;也揭示了无知妄测、人云亦云的可惊可骇。

4.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6分)

(1)救旱之术多矣,盍亦求诸是类乎?(3分)

译文:

(2)杀我而有利于人,吾何爱一死?(3分)

译文:

阅读答案:

【答案】

1.C

2.C

3.D

4.(1)解救旱灾的的办法有很多,为什么不寻求殷卫汉唐这类做法呢?

(2)(如果)杀了我对百姓有利,那么我怎么会吝惜一死呢?

【解析】

1.预:通“与”干涉、关系

2.连词,表顺接。A.助词,的;助词主谓间,不译。B.介词,在;介词,“见……于”表被动。D.代词,他的;连词,如果

3.并未肯定镇阳帅勤政爱民,对他只知督下祈雨,愚蠢至极却自言忧农的言行讽刺尖锐。

4.略

范文四:焚驴志阅读答案 投稿:江口古

阅读下文,完成文后各题。

焚 驴志

王若虚

岁己未,河朔大旱,远迩焦然无主赖①。镇阳帅自言忧农,督下祈雨甚急。厌禳②小数③靡不为之,竟无验。既久,怪诬之说兴。适民家有产白驴者,或指曰:“此旱之由也。

云方兴,驴辄仰号之,云辄散不留。是物不死,旱胡得止?”一人臆倡,众万以附。帅闻之以为然,命亟取,将焚之。

驴见梦于府之属某曰:“冤哉焚也!天祸流行,民自罹之吾何预焉吾生不幸为异类,又不幸堕于畜兽。乘负驾驭,惟人所命;驱叱鞭篓,亦惟人所加;劳辱以终,吾分然也。

若乃水旱之事,岂其所知,而欲置斯酷欤?孰诬我者,而帅从之,祸有存乎天,有因乎人。

人者可以自求,而天者可以委之也。殷之旱也,有桑林之祷④,言出而雨。卫之旱也,为伐邢之役⑤,师兴而雨。汉旱,卜式请烹弘羊;唐旱,李中敏乞斩郑注。救旱之术多矣,盍亦求诸是类乎?求之不得,无所归咎,则存乎天也,委焉而已。不求诸人,不委诸天,以无稽之言,而谓我之愆。嘻,其不然!暴巫投魃⑥,既已迂矣,今兹无乃复甚?杀我而有利于人,吾何爱一死?如其未也,焉用为是以益恶?滥杀,不仁;轻信,不智;不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某谢而觉,请诸帅,而释之。人情初不怿也。未几而雨,则弥月不解,潦溢伤禾,岁卒以空。人无复议驴。

[注]①无主赖:无所依恃。②厌禳:祈祷免除灾祸的巫术。③小数:小法术。④桑林之祷:商汤在桑林以身祈雨。⑤伐邢之役:邢国无道,卫国出兵攻邢以祈雨。⑥魃:传说中引起旱灾的鬼怪

1.对下列的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3分)

A.帅闻之以为然,命亟取,将焚之亟:赶快

B.民自罹之,吾何预焉预:参与

C.则存乎天也,委焉而已委:交给

D.某谢而觉,请诸帅,而释之谢:道谢

2.以下句子分别编为四组,全都表现驴的不满情绪的一组是  (     )(3分)

①怪诬之说兴。    ②云方兴,驴辄仰号之。

③冤哉焚也!       ④孰诬吾者,而帅从之!

⑤今兹无乃复甚?   ⑥未几而雨,则弥月不解。

A.①③⑤

B.②③④

C.②④⑥

D.③④⑤

3.下面对文章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     )(3分)

A.河朔地区的旱灾危及百姓的年成,镇阳帅用巫术祈雨,但一点效果都没有。

B.一户人家产了一头白驴,主人认为旱灾是它造成的,很多人也都同意这种说法。

C.镇阳帅听信谣言,下令焚烧白驴,白驴于是托梦给帅府的僚属诉说自己的冤情。

D.白驴认为把它烧了无益于救灾,因为旱灾要么是人造成的要么是天造成的,与它无关。

4.用“/”给下文中画线的部分断句。(3分)

冤哉焚也,天祸流行民自罹之吾何预焉吾生不幸为异类,又不幸堕于畜兽

阅读答案:

【答案】

1.D

2.D

3.B

4.冤哉焚也,天祸流行/民自罹之/吾何预焉/吾生不幸为异类,又不幸堕于畜兽。(3分)

【解析】

1.无

2.无

3.无

4.无

范文五:续焚书阅读答案 投稿:邹胊胋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3题。

题孔子像于芝佛院【明】李贽

人皆以孔子为大圣,吾亦以为大圣;皆以老、佛为异端,吾亦以为异端。人人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所闻于父师之教者熟也;父师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所闻于儒先之教者熟也;儒先亦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孔子有是言也。其曰:“圣则吾不能”,是居谦也。其曰“攻乎异端”,是必为老与佛也。  儒先亿度而言之,父师沿袭而诵之,小子曚聋而听之。万口一词,不可破也;千年一律,不自知也。不曰“徒诵其言”,而曰“已知其人”;不曰“强不知以为知”,而曰“知之为知之”。至今日,虽有目,无所用矣。  余何人也,敢谓有目?亦从众耳。既从众而圣之,亦从众而事之,是故吾从众事孔子于芝佛之院。(选自《续焚书》) 1.请翻译加粗的词。(1)儒先亿度而言之——亿度:__________(2)不曰“徒诵其言”——徒:__________(3)既从众而圣之——圣:__________ 2.世人为什么把孔子看作大圣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3.文末作者说自己“从众事孔子”有什么深刻意味?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1.(1)揣度,揣测(2)仅、只(3)以……为圣,把……当作圣人/认为……是圣人 2.参考答案:世人在学习中没有独立思考,没有个性见解,盲目听信儒家先辈以及老师父辈的看法,只懂得死记硬背,不懂装懂,所以千年来众口一词地将孔子视为圣人。(意对即可)3.参考答案:作者对世人听信前人、盲目尊孔的可笑行径深为不满,故意用从众从俗的言行来抨击世人欠缺个性见解的荒谬做法,也深刻地表达了自己的愤慨之情。(意对即可)

范文六:焚书阅读答案 投稿:刘軻軼

阅读下面一段文言文,完成5题。

又与焦弱侯

(明)李贽

郑子玄者,丘长孺父子之文会友也。文虽不如其父子,而质实有耻,不肯讲学,亦可喜,故喜之。彼以为周、程、张、朱①者皆口谈道德而心存高官,志在巨富;既已得高官巨富矣,仍讲道德、说仁义自若也;又从而哓哓然语人曰:“我欲厉俗而风世。”彼谓败俗伤世者,莫甚于讲周、程、张、朱者也,是以益不信。不信故不讲。然则不讲亦未为过矣。

黄生过此,闻其自京师往长芦抽丰②,复跟长芦长官别赴新任。至九江,遇一显者,乃舍旧从新,随转而北,冲风暴寒,不顾年老生死。既到麻城,见我曰日:“我欲游嵩、少,彼显者亦欲游嵩、少,拉我同行,是以至此。然显者俟我于城中,势不能一宿。回日当复道此,道此则多聚三五日而别,兹卒卒诚难割舍云。”其言如此,其情何如?我揣其中实为林汝宁好一口食难割舍耳。然林汝宁向者三任,彼无一任不往,往必满载而归,兹尚未厌足,如饿狗思想隔日屎,与敢欺我以为游嵩、少。夫以游嵩、少藏林汝宁之抽丰来嗛我;又恐林汝宁之疑其为再寻已也,复以舍不得李卓老,当再来访李卓老,以嗛林汝宁:名利两得,身行俱全。我与林汝宁几皆在其术中而不悟矣;可不谓巧乎!今之道学,何以异此!

由此观之,今之所谓圣人者,其与今之所谓山人者一也,特有幸不幸之异耳。幸而能诗,则自称谓曰山人;不幸而不能诗,则辞却山人而以圣人名。幸而能讲良知,则自称曰圣人;不幸而不能讲良知,则谢却圣人而以山人称。展转反复,以欺世获利。名为山人而心同商贾,口谈道德而志在穿窬③。夫名山人而心商贾,既以可鄙矣,乃反掩抽丰而显嵩、少,谓人可得而欺焉,尤可鄙也!今之讲道德性命者,皆游嵩、少者也;今之患得患失,志于高官重禄,好田宅,美风水,以为子孙荫者,皆其托名于林汝宁,以为舍不得李卓老者也。然则郑子玄之不肯讲学,信乎其不足怪矣。

且商贾亦何可鄙之有?挟数万之资,经风涛之险,受辱于关吏,忍诟于市易,辛勤万状,所挟者重,所得者末。然必交结于卿大夫之门,然后可以收其利而远其害,安能傲然而坐于公卿大夫之上哉!今山人者,名之为商贾,则其实不持一文;称之为山人,则非公卿之门不履,故可贱耳。虽然,我宁无有是乎?然安知我无商贾之行之心,而释迦其衣以欺世而盗名也耶?有则幸为我加诛,我不护痛也。虽然,若其患得而又患失,买田宅,求风水等事,决知免矣。

(选自中华书局排印本《焚书》,有删节)

【注】①周、程、张、朱:指周敦颐、程颈、程颢、张载、朱熹。②抽丰:打秋风。指找关系走门路向人求取财物。也作“秋风”或“打秋风”。③窬(yú):同“逾”,越墙。

12、下列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我欲厉俗而风世                厉:同“励”,纠正

B.特有幸不幸之异耳              特:只是

C.以嗛林汝宁                    嗛:欺骗

D.则非公卿之门不履              履:鞋子

13、下列句中加点虚词的意义和用法都相同的一项是

A.文虽不如其父子,而质实有耻              而余亦悔其随之而不得极夫游之乐也

B.名为山人而心同商贾                      于人为可讥,而在己为有悔

C.然显者俟我于城中                        赵尝五战于秦

D.且商贾亦何可鄙之有                      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

14、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都属于作者直接抨击宋明理学虚伪本质的一组是

①彼谓败俗伤世者,莫甚于讲周、程、张、朱者也  ②兹尚未厌足,如饿狗思想隔日屎

③可不谓巧乎!今之道学,何以异此               ④名为山人而心同商贾,口谈道德而志在穿窬

⑤然则郑子玄之不肯讲学,信乎其不足怪矣        ⑥然必交结于卿大夫之门,然后可以收其利而远其害

A.①③⑤          B.②③④          C.②④⑥          D.①⑤⑥

15、下列各项中,对文章分析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A.本文通过郑子玄耻讲道学,与黄生的为“名利两得,身行俱全”的趋附权门的假道学作了鲜明的对比,揭示了自宋代程朱理学发展而来的明代理学家虚伪的本质。

B.商人在封建社会是被鄙视的,但作者却指出“且商贾亦何可鄙之有”,商人没有道学家的虚伪。道学家是“口谈道德而心存高官,志在巨富”。

C.作者勇敢地对自己进行了反思和解剖。指出自己也有“商贾之行之心”,并且那些患得患失,买田宅、求风水的事,自己也是有的。

D.本文笔锋犀利,逻辑严密。指出了所谓“圣人”、“山人”者,都是一路货色,都是“展转反覆”的“口谈道德而志在穿窬”的欺世获利之徒。

16、把文言文中划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彼谓败俗伤世者,莫甚于讲周、程、张、朱者也,是以益不信。(3分)

译文:

(2)我与林汝宁几皆在其术中而不悟矣;可不谓巧乎!(4分)

译文:

(3)然则郑子玄之不肯讲学,信乎其不足怪矣。(3分)

译文:

阅读答案:

【小题1】D

【小题2】B

【小题3】B

【小题4】C

【小题5】(1)他认为败坏社会风俗的,没有比讲周、程、张、朱的道学更严重的了,所以更加不相信。(2)我与汝宁林知府几乎都中了他的圈套而不醒悟啊,这能说他不狡诈么?(3)既然这样,那么郑子玄不肯讲学,恐怕实在不值得奇怪了。

解析:

解析:

【小题1】履:动词,踏进

【小题2】A前者为连词,表转折,但是;后者为连词,表结果,因而。B都是表判断,是。C前者为介词,表处所,在;后者为介词,表对象,和,跟。 D前者是提宾标志,可不译;后者是动词,到。

【小题3】注意题干,是“直接抨击”。①是郑子玄的观点。⑤是作者对郑子玄性格质朴、诚实的肯定。⑥是写商人虽谋利但不可鄙。

【小题4】“那些患得患失,买田宅、求风水的事,自己也是有的”这句话不符合文意,“决知免矣”意为“是绝对没有的”。

【小题5】(1)①甚,严重,厉害②是以,因此,所以;③介词结构后置句式。(2)①几,几乎;②术,权术,圈套;③巧,狡诈,奸诈。④大意1分。(3)①然则,既然这样,那么;②信,实在,确实;③大意1分。

译文:

郑子玄,是常与丘长孺父子论诗作文的朋友。文采虽然不如他们父子,但性格质朴诚实,有羞耻之心,不肯借讲学以宣扬道学,这很可喜,所以我喜欢他。郑子玄认为周敦颐、程颐、程颢、张载、朱熹都是满口仁义道德,而心里想的是升官发财;等得到高官厚禄以后,仍然自鸣得意地讲道德、谈仁义;而且还要装腔作势地对人说:“我要纠正世俗,感化世人。”他认为败坏社会风俗的,没有比讲周、程、张、朱的道学更严重的了,所以更加不相信。不相信所以不肯讲道学。那么不讲也就算不上是过错了。

有一个姓黄的读书人经过这里,听说他是从京师到长芦去“打秋风”的,又跟长芦的长官到别处去上任。到了九江,遇见一个地位更高的人,他就弃旧从新,随新主人转道往北,顶着大风冒着严寒,也不顾年老有生命危险。已经到了麻城,来见我说道:“我准备去游览嵩山和少林寺,那位显者也想去游嵩山和少林寺,拉我同行,所以到了这里。可是显者还在城内等我,我势必不能在您这里住宿了。回来的时候一定还要经过这里,到那时就可以多相聚几天再作别,现在太匆促了,实在舍不得离开您。”他的话是这样,他心里又是怎样想的呢?我料想他内心实在是为了汝宁林知府那里有一笔钱财舍不得放弃罢了。只是汝宁林知府从前曾三次赴任,他没有一任不跟随前去的,去了一定满载而归,这一次感到还没有满足,就像饿狗惦记着隔夜没吃完的狗屎一样,却竟敢欺骗我说是为了去游嵩山和少林寺。他以  游嵩山和少林寺来掩盖自己随汝宁林知府去打秋风的行为而欺骗我;又唯恐汝宁林知府怀疑他是为了再来找自己,就又以舍不得李卓老,应当再来拜访李卓老为借口,以欺骗汝宁林知府:真是名利双收,处事和品行也都十分周到了。我与汝宁林知府几乎都中了他的圈套而不醒悟啊,这能说他不狡诈么?现在的道学家,和他有什么两样!

由此看来,现在的所谓圣人,恐怕与现在的所谓隐士是一样的,只不过有幸运与不幸运的差别罢了。有幸而能写诗,就自称为山人;不幸运而写不了诗,就辞却山人之名而以圣人自称。有幸而能讲良知,就自称为圣人;不幸运而讲不了良知,就推托圣人之名而以山人自呼。辛苦辗转、翻来覆去,为的是欺骗世人、获取私利。名为山人而心里却和商人一样只想要钱,口里大谈道德而目的却在逾墙偷盗。自称山人而心思和商人一样,已经很可鄙了,反而还要掩盖打秋风的本意而故意表示是为了游嵩山和少林寺,以为别人是可以随便被欺骗的,这就更加可鄙了!现在的讲道德、性命的人,都是所谓游嵩山和少林寺的人;现在的患得患失,志在求取高官厚禄、上等田园宅第、风水宝地,打算留给子孙受用的人,都是像黄生那样托名于汝宁林知府,而装作舍不得李卓老(李贽)的人啊。既然这样,那么郑子玄不肯讲学,恐怕实在不值得奇怪了。

况且商人又有什么可鄙的呢?他们身携数万资财,经历风涛危险,受尽关卡吏员的欺侮,忍耐着集市交易时人们的辱骂,经历了万般辛苦,所携的资财很多,所得的收入甚微。但是必须结交上公卿大夫,然后才能获得盈利而避开祸害,怎么能像山人那样昂首而坐在公卿大夫的座上呢?现在的所谓山人,称他们为商人,其实却身无分文作为资本;叫他们是山人,却又非公卿大夫之门不进,所以就令人可贱了。话虽然这么说,我难道就没有这种表现吗?怎么知道我没有商人的行为和想法,而披着佛教的袈衣来欺骗世人而获取虚名呢?有的话请对我加以惩罚,我决不包庇自己的短处。即使如此,至于那些患得患失,买田宅、求风水的事,我是绝对没有的。

范文七:焚书阅读答案 投稿:赖陞陟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4题。

又与焦弱侯

[明]李贽

郑子玄者,丘长孺父子之文会友也。文虽不如其父子,而质实有耻,不肯讲学,亦可喜,故喜之。彼以为周、程、张、朱①者皆口谈道德而心存高官,志在巨富;既已得高官巨富矣,仍讲道德、说仁义自若也;又从而哓哓然语人曰:“我欲厉俗而风世。”彼谓败俗伤世者,莫甚于讲周、程、张、朱者也,是以益不信。不信故不讲。然则不讲亦未为过矣。

黄生过此,闻其自京师往长芦抽丰②,复跟长芦长官别赴新任。至九江,遇一显者,乃舍旧从新,随转而北,冲风暴寒,不顾年老生死。既到麻城,见我曰日:“我欲游嵩、少,彼显者亦欲游嵩、少,拉我同行,是以至此。然显者俟我于城中,势不能一宿。回日当复道此,道此则多聚三五日而别,兹卒卒诚难割舍云。”其言如此,其情何如?我揣其中实为汝宁好一口食难割舍耳。然林汝宁向者三任,彼无一任不往,往必满载而归,兹尚未厌足,如饿狗思想隔日屎,与敢欺我以为游嵩、少。夫以游嵩、少藏林汝宁之抽丰来嗛我;又恐林汝宁之疑其为再寻已也,复以舍不得李卓老,当再来访李卓老,以嗛林汝宁:名利两得,身行俱全。我与林汝宁几皆在其术中而不悟矣;可不谓巧乎!今之道学,何以异此!

由此观之,今之所谓圣人者,其与令之所谓山人者一也,特有幸不幸之异耳。幸而能诗,则自称谓曰山人;不幸而不能诗,则辞却山人而以圣人名。幸而能讲良知,则自称曰圣人;不幸而不能讲良知,则谢却圣人而以山人称。展转反复,以欺世获利。名为山人而心同商贾,口谈道德而志在穿窬③。夫名山人而心商贾,既以可鄙矣,乃反掩抽丰而显嵩、少,谓人可得而欺焉,尤可鄙也!今之讲道德性命者,皆游嵩、少者也;今之患得患失,志于高官重禄,好田宅,美风水,以为子孙荫者,皆其托名于林汝宁,以为舍不得李卓老者也。然则郑子玄之不肯讲学,信乎其不足怪矣。

且商贾亦何可鄙之有?挟数万之资,经风涛之险,受辱于关吏,忍诟于市易,辛勤万状,所挟者重,所得者末。然必交结于卿大夫之门,然后可以收其利而远其害,安能傲然而坐于公卿大夫之上哉!今山人者,名之为商贾,则其实不持一文;称之为山人,则非公卿之门不履,故可贱耳。虽然,我宁无有是乎?然安知我无商贾之行之心,而释迦其衣以欺世而盗名也耶?有则幸为我加诛,我不护痛也。虽然,若其患得而又患失,买田宅,求风水等事,决知免矣。

(选自中华书局排印本《焚书》,有删节)

[注]①周、程、张、朱:指周敦颐、程颈、程颢、张载、朱熹。②抽丰:打秋风。指找关系走门路向人求取财物。也作“秋风”或“打秋风”。③窬(yú):同“逾”,越墙。

1.下列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我欲厉俗而风世                厉:同“励”,纠正

B.然显者俟我于城中              俟:等待

C.以嗛林汝宁                    嗛:欺骗

D.有则幸为我加诛,我不护痛也    诛:诛杀

2.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都属于作者直接抨击宋明理学虚伪本质的一组是

①彼谓败俗伤世者,莫甚于讲周、程、张、朱者也

②兹尚未厌足,如饿狗思想隔日屎

③可不谓巧乎!今之道学,何以异此

④名为山人而心同商贾,口谈道德而志在穿窬

⑤然则郑子玄之不肯讲学,信乎其不足怪矣

⑥然必交结于卿大夫之门,然后可以收其利而远其害

A.①③⑤      B.②④⑥       C.②③④       D.①⑤⑥

3.下列各项中,对文章分析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A.本文通过郑子玄耻讲道学,与黄生的为“名利两得,身行俱全”的趋附权门的假道学作了鲜明的对比,揭示了自宋代程朱理学发展而来的明代理学家虚伪的本质。

B.商人在封建社会是被鄙视的,但作者却指出“且商贾亦何可鄙之有”,商人没有道学家的虚伪。道学家是“口谈道德而心存高官,志在巨富”。

C.作者勇敢地对自己进行了反思和解剖。指出自己也有“商贾之行之心”,并且那些患得患失,买田宅、求风水的事,自己也是有的。

D.本文笔锋犀利,逻辑严密。指出了所谓“圣人”、“山人”者,都是一路货色,都是“展转反覆”的“口谈道德而志在穿窬”的欺世获利之徒。

4.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既已得高官巨富矣,仍讲道德、说仁义自若也。(5分)

译文:

(2)我与袜汝宁几皆在其术中而不悟矣;可不谓巧乎!(5分)

译文:

阅读答案:

1.D

2.C

3.C

解析:

1.(诛:惩罚)    .

2.(①是郑子玄的观点。⑤是作者对郑子玄性格质朴、诚实的肯定。⑥是写商人虽谋利但不可鄙)

3.(“那些患得患失,买田宅、求风水的事,自己也是有的”这句话不符合文意,“决

知免矣”意为“是绝对没有的”)

4.(1)等得到高官厚禄以后,仍然自鸣得意地讲道德、谈仁义。(“既”、“道德”、“自

若”各1分,句意2分)

(2)我与汝宁林知府几乎都中了他的圈套而不醒悟啊,这能说他不狡诈么?

(“几”、“术”、“巧”各1分,句意2分)

参考译文:

郑子玄,是常与丘长孺父子论诗作文的朋友。文采虽然不如他们父子,但性格质朴诚实,有羞耻之心,不肯借讲学以宣扬道学,这很可喜,所以我喜欢他。郑子玄以为周敦颐、程颐、程颢、张载、朱熹都是满口仁义道德,而心里想的是升官发财;等得到高官厚禄以后,仍然自鸣得意地讲道德、谈仁义;而且还要装腔作势地对人说:“我要纠正世俗,感化世人。”他认为败坏社会风俗的,没有比讲周、程、张、朱的道学更严重的了,所以更加不相信。不相信所以不肯讲道学。那么不讲也就算不上是过错了。

有一个姓黄的读书人经过这里,听说他是从京师到长芦去“打秋风”的,又跟长芦的长官到别处去上任。到了九江,遇见一个地位更高的人,他就弃旧从新,随新主人转道往北,顶着大风冒着严寒,也不顾年老有生命危险。已经到了麻城,来见我说道:“我准备去游览嵩山和少林寺,那位显者也想去游嵩山和少林寺,拉我同行,所以到了这里。可是显者还在城内等我,我势必不能在您这里住宿了。回来的时候一定还要经过这里,到那时就,可以多相聚几天再作别,现在太匆促了,实在舍不得离开您。”他的话是这样,他心里又是怎样想的呢?我料想他内心实在是为了汝宁林知府那里有一笔钱财舍不得放弃罢了。只是汝宁林知府从前曾三次赴任,他没有一任不跟随前去的,去了一定满载而归,这一次感到还没有满足,就像饿狗惦记着隔夜没吃完的狗屎一样,却竟敢欺骗我说是为了去游嵩山和少林寺。他以  游嵩山和少林寺来掩盖自己随汝宁林知府去打秋风的行为而欺骗我;又唯恐汝宁林知府怀疑他是为了再来找自己,就又以舍不得李卓老,应当再来拜访李卓老为借口,以欺骗汝宁林知府:真是名利双收,处事和品行也都十分周到了。我与汝宁林知府几乎都中了他的圈套而不醒悟啊,这能说他不狡诈么?现在的道学家,和他有什么两样!

由此看来,现在的所谓圣人,恐怕与现在的所谓隐士是一样的,只不过有幸运与不幸运的差别罢了。有幸而能写诗,就自称为山人;不幸运而写不了诗,就辞却山人之名而以圣人自称。有幸而能讲良知,就自称为圣人;不幸运而讲不了良知,就推托圣人之名而以山人自呼。辛苦辗转、翻来覆去,为的是欺骗世人、获取私利。名为山人而心里却和商人一样只想要钱,口里大谈道德而目的却在逾墙偷盗。自称山人而心思和商人一样,已经很可鄙了,反而还要掩盖打秋风的本意而故意表示是为了游嵩山和少林寺,以为别人是可以随便被欺骗的,这就更加可鄙了!现在的讲道德、性命的人,都是所谓游嵩山和少林寺的人;现在的患得患失,志在求取高官厚禄、上等田园宅第、风水宝地,打算留给子孙受用的人,都是像黄生那样托名于汝宁林知府;而装作舍不得李卓老(李贽)的人啊。既然这样,郑子玄的不肯讲学,恐怕实在不值得奇怪了。

况且商人又有什么可鄙的呢?他们身携数万资财,经历风涛危险,受尽关卡吏员的欺侮,忍耐着集市交易时人们的辱骂,经历了万般辛苦,所携的资财很多,所得的收入甚微。但是必须结交上公卿大夫,然后才能获得盈利而避开祸害,怎么能像山人那样昂首而坐在公卿大夫的座上呢?现在的所谓山人,称他们为商人,其实却身无分文作为资本;叫他们是山人,却又非公卿大夫之门不进,所以就令人可贱了。话虽然这么说,我难道就没有这种表现吗?怎么知道我没有商人的行为和想法,而披着佛教的袈衣来欺骗世人而获取虚名呢?有的话请对我加以惩罚,我决不包庇自己的短处。即使如此,至于那些患得患失,买田宅、求风水的事,我是绝对没有的。

范文八:《焚驴志》阅读答案 投稿:赖绮绯

焚驴志 [金]王若虚 岁己未,河朔大旱,远迩焦然无主赖。镇阳帅自言忧农,督下祈雨甚急。厌禳小数,靡不为之,竟无验。既久,怪诬之说兴,适民家有产白驴者,或指曰:“此旱之由也。云方兴,驴辄仰号之,云辄散不留。是物不死,旱胡得止?”一人臆倡,众万以附。帅闻,以为然,命亟取,将焚之。 己未年(金章宗承安四年),河朔地区大旱,远近的禾苗都枯焦了,人民失去了依靠。镇阳大帅言说自己心忧农事,督促下属祈求上天下雨很是急切。即使是祈祷解除灾难的小法术,也没有不做的,但终究都没有效果。时间一长,一些怪异的、毫无根据的说法就流传开了。恰逢一户人家有一头才产下的白驴,有人就指着这头驴说:“它就是天旱的缘由啊。云刚刚兴起聚集,驴就仰起脖子大叫,云就完全散去,一丝也不留。这头驴不死,走旱怎么会停呢?”一个人胡乱提倡,许多人就随声附和。镇阳大帅听说了,认为说的很对,就下令赶快牵来,将要用火烧死它。 驴见焚于府之属某曰:“冤哉焚也!天祸流行,民自罹之,吾何预焉?吾生不幸为异类,又不幸堕于畜兽,乘负驾驭,惟人所命;驱叱鞭箠,亦惟所加。劳辱以终,吾分然也。若乃水旱之事,岂其所知,而欲置斯酷欤?孰诬我者,而帅从之!祸有存乎天,由困乎人,人者可以自求,而天者可以委之也。殷之旱也,有桑林之祷,言出而雨;卫之旱也,为伐邢之役,兴师而雨;汉旱,卜式请烹弘羊;唐旱,李中敏请斩郑注。救旱之术多矣,盍亦求诸是类乎?求之不得,无所归咎,则存乎天也,委焉而已。不求诸人,不委诸天,以无稽之言,而谓我之愆。嘻,其不然!暴巫投魃,既已迂矣,今兹无乃复甚?杀我而有利于人,吾何爱一死?如其未也,焉用为是以益恶?滥杀不仁,轻信不智,不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白驴托梦给帅府属下的某个人说:“(你们要)烧死我,我冤枉啊!天灾流行,是你们人类自己遭受的灾难,与我又有什么相干呢?我很不幸托生不成人类,又很不幸堕为牲畜。人们骑着我,或让我驮重物或让我驾车,我都听人的命令;驱赶我,呵斥我,用鞭子抽打我,也任由他们施加。在劳累和羞辱中终了一生,我的本分就是这祥。可像水旱这一类的事睛,哪里是我所能知道的,(你们)怎么会想用这种酷刑来处置我?什么人诬陷我,而大帅竟听从了他的话!有些祸是上天造成的,有些祸是由人造成的,人制造的祸患可以自己解决,而上天制造的祸患可以听之任之。殷朝大旱,就在桑林祈祷,祈祷的话一出口就下了雨;卫国大旱,就有了讨伐邢国的战争,军队一出师就下了雨;汉朝大旱,卜式请求以烹煮的刑罚处置弘羊;唐朝大旱,李中敏请求斩杀郑注。拯救大旱的方法多了,为什么不寻求汉唐的这些做法呢?找不到天旱的原由,没有可以归咎的地方,那就是上天的原因,听之任之罢了。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也不归结为天祸,凭借毫无根据的说法,就说是我的罪孽。嘿,那不是这样的啊!找来巫师去驱赶旱神,已经是迂腐的做法了,现在这样做,恐怕再没有比这更愚蠢的吧?杀了我如果对人有益,我哪里会吝惜一死呢?如果没有益处,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来增添罪恶呢?滥杀无辜是不仁,轻信惑言是不智,不仁不智,大帅怎么会采取这样的做法呢?先生您是他的下属,因此冒昧私下里向您申诉。” 某谢而觉,请诸帅而释之。人情初不怿也。未几而雨,则弥月不解,潦溢伤禾,岁卒以空,人无复议驴。 这个人向驴道歉后就醒了,(于是)向大帅请求并释放了驴。人们心里一开始不高兴。不久就下了雨,下雨就整月不停,涝灾泛滥伤害禾苗,这年于是没有收成,没有人再议论这头驴了。 (据四部丛刊本《滹南遗老集》) 【注】①厌禳(ráng):祭犯鬼神以祈求消除灾祸。小数:此指小法术。②暴巫投魃(bá)暴,同“曝”。指令巫婆神汉在太阳地里祁雨驱赶旱鬼。 5.对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A.适民家有产白驴者 适:正巧 B.而天者可以委之也 委:委托 C.杀我而有利于人,吾何爱一死 爱:吝惜 D.人情初不怿也 怿:高兴 5.B(委:顺随,即听任不管,听之任之。) 6.对下

列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的理解判断,正确的一项是 ①一人臆倡,众万以附 ②劳辱以终,吾分然也 ③如其未也,焉用为是以益恶 ④潦溢伤禾,岁率以空 A.①③相

同,②④相同 B.①③不同,②④相同 C.①②相同,③④不同 D.①④不同,②③相同 6.B(①副词,表顺承,可译为“于是”“就”;②连词,表修饰;③连词,表目的,可译为“来”;④连词,表修饰。) 7.文中画波浪线的部分,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A.不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B.不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C.不

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D.不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7.C(不仁不智,帅胡取焉?吾子,其属也,敢私以诉。) 8.文章是一篇寓言故事,请在理解全文的基础上分析文章的寓意。(3分)

8.这篇寓言假托一个焚驴求雨、白驴诉冤的故事,(1分)讥讽当权者迷信愚妄、不仁不智的本性,揭露统治者才是致祸的根本原因。(同时也揭示了无知妄测、人云亦云的可惊可骇。)(寓意3点答出其中任意两点可得2分。) 9.将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冤哉焚也!天祸流行,民自罹之,吾何预焉?(4分) (2)既已迂矣,今兹无乃复甚?(3分) (3)某谢而觉,请诸帅而释之。(3分) 9.(1)(你们要)烧死我,我冤枉啊!天灾流行,是你们人类自己遭受的灾难,与我又有什么相干呢?(“冤哉焚也”,倒装句式1分;“罹”1分;“吾何预焉”2分,译成“关我什么事呢”亦可。) (2)已经是迂腐的做法了,现在这样做,恐怕再没有比这更愚蠢的吧?(“既”1分;“兹”1分;“无乃复甚”,凝固短语句式1分,句意1分;满分为止。) (3)这个人向驴道教后就醒了,(于是)向大帅请求并释放了驴。(“谢而觉”2分;兼词“诸”1分,连词“而”1分;“释”1分;满分为止。)

范文九:血尸阅读答案 投稿:陈踴踵

类文阅读。

血尸

石评梅

我站在走廊上望着飞舞的雪花,和那已透露了春意的树木花草,一切都如往日一样。黯淡的天幕黑一阵,风雪更紧一阵,遥望着执政府门前的尸身和血迹,风是吹不干,雪是遮不住。走进大礼堂,我不由得却步不前。从前是如何的庄严灿烂,现在冷风切切,阴气森森,简直是一座悲凄的坟墓。

我独自悄悄地走到那薄薄的小小的棺材旁边,低低地喊着那不认识的朋友的名字——杨德群。在万分凄酸中,想到她亲爱的父母和兄弟姊妹时,便不禁垂泪了!只望她负笈北京,完成她未来许多伟大的工作和使命,哪想到只剩得惨死异乡、一棺横陈!

这岂是我们所期望于她的,这岂是她的家属所期望于她的,这又岂是她自己伟大的志愿所允许她的,然而环境是这样结果了她。十分钟前她是英气勃勃的女英雄,十分钟后她便成了血迹模糊、面目可怖的僵尸。

为了抚慰未死的伤者,我便匆匆离开了死的朋友,冒着寒风,迎着雪花,走向德国医院。当我看见那半月形的铁栏时,我已战粟了!谁也想不到,连自己也想不到,在我血未冷魂未去以前,会能逼我重踏这一块伤心的地方。

样样都令人触目惊心时,我又伏在晶清的病榻前,为了她侥幸的生存,向上帝作虔诚的祈祷!她闭着眼,脸上现出极苦痛的表情。这时凄酸涌住我的喉咙,不能喊她,我只轻轻地用我的手摇醒她。

“呵!想不到还能再见你!”她哽咽着用手紧紧握住我,两眼瞪着,再不能说什么话了。我一只腿半跪着,蹲在病榻前,我说:

“清!你不要悲痛,现在我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便是这样的死,不是我们去死,谁配去死?我们是在黑暗里摸索寻求光明的人,自然也只有死和影子追随着我们。‘永远是血,一直到了坟墓’。这不值得奇怪和惊异,更不必过分地悲痛,一个一个倒毙了,我们从他们尸身上踏过去,我们也倒了,自然后边的人们又从我们身上踏过去。

“生和死,只有一张蝉翼似的幕隔着。

“看电影记得有一个暴君放出狮子来吃民众。昨天的惨杀,这也是放出野兽来噬人。只恨死几十个中国青年,却反给五色的国徽上染了一片污点,以后怎能再拿上这不鲜明的旗帜见那些大礼帽,燕尾服的外国绅士们。”

这时候张静淑抬下去看伤,用X光线照子弹在什么地方。她睡在软床上,眼闭着,脸苍白得可怕。经过我们面前时,我们都在默祷她能获得安全的健康。

医院空气自然是很阴森凄惨,尤其不得安神的是同屋里的重伤者的呻吟。清说她闭上眼便看见和珍,耳鼓里常听见救命和枪声。因此,得了狄大夫的允许,她便和我乘车回到女师大。听说和珍的棺材,五时可到学校,我便坐在清的床畔等着。我要最后告别和珍,我要看和珍在世界上所获到的报酬。由许多人抚养培植的健康人格,健康身体,更是中国女界将来健康的柱石,怎样便牺牲在不知觉中的撒手中?

天愁地惨,风雪交作的黄昏时候,和珍的棺材由那泥泞的道路里,抬进了女师大。多少同学都哭声震天地迎着到了大礼堂。这时一阵阵的风,一阵阵的雪,和着这凄凉的哭声和热泪!我呢,也在这许多勇敢可敬的同学后面,向我可钦可敬可悲可泣的和珍,洒过一腔懦弱的血泪,吊她尚未远去的荚魂!

粗糙轻薄的几片木板,血都由裂缝中一滴一滴地流出,她上体都赤裸着,脸上切齿瞪眼的情形内,赠给了我们多少的勇气和怨愤。和珍,你放心地归去吧!我们将踏上你的尸身,执着你赠给我们的火把,去完成你的志愿,洗涤你的怨恨,创造未来的光明!和珍!你放心地归去吧!假如我们也倒了,还有我们未来的朋友们。

她胸部有一个大孔,鲜血仍未流完,翻过背来,有一排四个抢眼,前肋下一个,腋下一个,胸上一个,大概有七枪,头上的棒伤还可看出。当扶她出来照相时,天幕也垂下来了,昏暗中我们都被哭声和风声,绞着,雪花和热泪,融着。这是我们现时的环境,这便是我们的世界,多少女孩儿,围着两副血尸!

这两副血尸,正面写着光荣!背面刻着凄惨!

大惨杀的第二天。(有改动)

1.本文多处写景,尤其是对风雪等恶劣气候进行了多次描写,试分析这样写的作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结合全文,分析文中画线的句子的含义。

(1)看电影记得有一个暴君放出狮子来吃民众。昨天的惨杀,这也是放出野兽来噬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这两副血尸,正面写着光荣!背面刻着凄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联系时代背景并结合对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的学习,分析文章以“血尸”为题,有什么深刻含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本文对遇害人的情况作了较具体的描写,请从写作目的或写作手法上探究作者这样处理的作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1.一群女子为了救国,竟遭到反动政府的大屠杀,在这种情况下,作者描写恶劣的气候和环境,借景比喻或象征,营造了一种沉闷、悲哀的气氛,形象地衬托出“我”沉重悲痛和无比愤怒的心情,表达了作者对烈士们十分怀念的悲痛之情。(或:用景物描写,交代事情发生的时间、地点,渲染了一种沉闷、悲哀的氛围,以景衬情,借景比喻,表达了作者对烈士们十分怀念的悲痛之情和对反动政府的愤怒之情。)

2.(1)用放出野兽来噬人,比喻“三一八”惨案中反动政府残酷镇压游行的学生,形象深刻地揭示出反动当局的凶残,描写了游行的学生无助与凄惨。

(2)突出烈士牺牲的价值和其就义前的凄惨。“正面写着”,突出对现实中的所有爱国人士的激励作用;“背面刻着”揭示了反动当局的残忍和烈士们斗争的坚决。(意对即可)

3.①用“血尸”为题,交代文章的中心,警醒人们不忘血债。

②作者用“血尸”直接状写烈士凄惨的现状,表达作者对烈士的沉痛哀悼,揭露反动当局的卑劣与凶残。

③用“血尸”为题,与墨写的谎言和言论的谣传形成对比,揭露反动政府及御用文人的阴险与可耻。

④“血尸”也是贯穿全文的线索。(意对即可)

4.写作目的上,对这一事件的披露,揭示出杀人者的行为方法的残忍。这样写不仅还原和再现了历史的本来面目,更进一步地引发人们思考事件背后的反动政府的阴谋与残暴,表达了对烈士们爱国热情的讴歌和对其凄惨离去的沉痛悼念。

写作手法上,文章用特写镜头,采取了细节描写,场面惊心动魄,描写细致逼真,细致真实地再现了烈士临难时的情形,使人能够想见发生在执政府门前这场惨案的全景,表达了作者的沉痛与愤怒之情,深化了主题。(意对即可)

范文十:《焚庐灭鼠》阅读答案 投稿:顾掎掏

焚庐灭鼠

越西有独居男子,结茨①为庐,力耕以为食。久之,菽②粟盐酪具,无仰③于人。尝患鼠,昼则累累然行,夜则鸣啮至旦。男子积憾之。

一旦被④酒归,始就枕,鼠百故恼之,目不能瞑。男子怒,持火四焚之。鼠死,庐亦毁。次日酒解,怅怅⑤无所归。龙门子唁⑥之。男子曰:人不可积憾哉!予初怒鼠甚,见鼠不见庐也,不知祸至于此。

【注】①结茨(cí):编结茅草。 ②菽粟:指粮食 ③仰:这里有靠的意思

④被:遭,受。 这里是醉的意思。 ⑤伥伥:迷茫、失意的样子。

⑥唁:对别人有不幸表示慰问。

12.解释下列句中加点词(4分)

(1) 结茨为庐 ( ) (2) 菽粟盐酪具 ( )

13.对文中画线句翻译正确的一项是 ( )(3分)

A.从前老鼠成患,每天都成群结队地行动,夜晚又叫又咬直到早晨。

B.曾经担心老鼠,白天就成群结队地行动,夜晚叫个不停直到早晨。

C.曾经老鼠成患,白天都成群结队地行动,夜晚又叫又咬直到早晨。

D.从前担心老鼠,每天成群结队地行动着,夜晚叫个不停直到早晨。

14.文中男子焚庐灭鼠的根本原因是

(用文中原句回答)(2分)

15.这则故事给我们的启示是:

(3分)

参考答案:

12.(1)修建(2分) (2)具备(2分)

13.C(3分)

14.男子积憾之(2分)

15.做事要学会克制,懂得三思而行。(鲁莽从事要不得)(3分)

字典词典等你在桥头王黎冰等你在桥头王黎冰【范文精选】等你在桥头王黎冰【专家解析】校车管理制度校车管理制度【范文精选】校车管理制度【专家解析】关于科技的句子关于科技的句子【范文精选】关于科技的句子【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