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_范文大全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范文精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范文大全】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专家解析】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优秀范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范文一: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及译文 投稿:刘瓏瓐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 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陀,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 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即说咒曰:揭缔,揭缔,波罗揭缔,波罗僧揭缔,菩提萨婆呵。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观世音菩萨,以甚深的智慧之光,照见受,想,行,识,意这五蕴都是一些虚渺的幻象,到达了那不生不灭的彼岸,脱离了一切苦难。舍利子啊,(你可知道,)精神和物质并没有不一样的地方,因为所谓精神,所谓物质的本质都是一样的。我们的感觉,思想,行为,认识,也不能分成精神,物质什么的。舍利子啊,(你可知道,)什么精神啊,物质啊,受,想,行,识啊,这所有的一切,其本质都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这是什么意思呢?你可知道,我们世界的本质,乃至生命的本质,是永恒的,是无限的,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没有形,也没有相,更不存在什么空间。所以你也不能让其多点什么,少点什么,不能让其变大,也不能让其缩小。)所以这世界的本质,乃至生命的本质,是精神的,既不存在一个个实实在在的个体,更没有什么感觉啊,思想啊,行为啊,看法认识啊等等。我们眼睛看到的形象,鼻子嗅到的气味,舌头尝到的味道,身体接触到的触觉,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一系列什么东西是好的,什么是坏的等等等的概念,都是一些虚假的幻像,必须坚决加以屏弃。到那时。你就不会在我和非我之间感觉到一个界限,你也不会意识到我和非我之间有一个界限。到那时,你那一切愚昧的都没有了,你那一切不愚昧的也没有了。你将跳出生死轮回,不存在生与死的概念。什么苦、集、灭、道啊,智慧啊,佛法啊,只是过去的一个过程。你不会认为自己已得到了至高无上的佛法。(因为这世界上并不存在着什么至高无上的佛法,你只不过是遵循佛的教诲,通过修炼,回到了自己本来的面目而已)。菩萨就是这样通过到达不生不灭彼岸的智慧,排除了心中的一切疑虑,(对于肉体生命的消亡),不会再有恐怖,离开这个本末倒置的梦幻世界,最后达到寂灭的境界。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诸佛,不就是依靠这到达彼岸的智慧,最后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吗?所以这个关于到达彼岸的智慧的咒语,是具有无上神力的咒语,是扫除黑暗和愚昧的咒语,是世界上最高等的咒语,能给我们意想不到的结果。(这咒语)能除去一切苦难,不存在任何虚妄。所以,我们这个到达彼岸的智慧的咒语是这么说:揭缔,揭缔,波罗揭缔,波罗僧揭缔,菩提萨婆呵。

范文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投稿:洪霨霩

客岁初夏,于某寺庙内一窗下窃听一禅师高声释读《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甚为幸运。是为记。寺庙在集资,告示栏上赫然写着:捐赠善款在四万元以上者,可当面咛听大师解读经文且铭之于功德坊;捐五千元以上者则有香茗善待且记之于册。如此说来,穷人是无法达到彼岸的,船票太贵。留在尘世慢慢煎熬吧,阿弥陀佛。《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由金刚经缩编而来,原经五千字;而金刚经则由大般若经缩编而来,原经六百卷。据说,即便是遁入空门,一生亦难参悟。而无菩提焉能成正果?于是便有此小《般若》经。属捷径,大师言。般若(念bo波,re热),梵语。般若,佛谓智慧——即观常人之所不能见,闻常人之所不能听,感常人之所不能为。波罗密多意思就是到达到彼岸,观自在菩萨就是观世音菩萨,照见就是指引,普照。行深:佛之大彻大悟。五蕴(色,受,想,行,识)皆空,佛(释迦牟尼)认为:色即形形色色之世界,包括未知。色空即一切空。于是有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人有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尘(色、声、香、味、触、法)。人为了自己的欲望去害人,奸淫掠夺,所以世界上有罪恶。世上人忙忙碌碌,惨淡经营、求之所不能,所以世上有苦厄。佛痛心、焦急,于是让舍利子(舍利佛)告诫世人,世界一切到头来都是空的,即世界之原空、真空。人不要去害人,也不要去白忙活。看透一切空,世界的原空,真空,世上就没有了罪恶,没有了苦厄。佛所谓之法,即六百卷的般若大经,它规范善男信女的言行。由于人对佛法的理解各异,派生出不同的佛门,衍生出各自的教条。但般若经是不变的真理。世人懂法,看透一切,就能看到舍利子亦为法之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空中无五蕴,无六根,无六尘;无尘世间之无明,亦无佛门之先明;无苦、集、灭、道(佛门四圣教);无尘世之生老病死,亦无佛之永生。如此,世上一切实际是空的,即原空、真空。菩提:意指悟一切心空,萨缍(duo)意指了一切法空。人若能于此,身心已然升华,已入般若之境。佛曰:彼岸无挂碍、无恐怖、无颠倒、无梦想。世人看不到世间的原空、真空而忙碌、奔波,终是飘渺,虚无;世人为了自己的欲望去害人,犯罪,终是徒劳、枉然。这是此岸,这是颠倒,由此生成梦想、挂碍、恐怖、不能般若,不能究竟,当长恨终身!涅盘是一种境界。即清净、安静。亦世界之原来、原点。佛门中无论是方丈、主持、沙弥、和尚、其追求的,即是如此。佛有两个含义,一是特指:即释迦牟尼;二是指哪些佛门中大彻大悟,看到一切空的高僧。三世诸佛是指前世、今生、来世都能修行成佛。阿耨(nou)多罗三藐三菩提(梵语:即无上,正等,正觉)咒即经文,梵咒本不许译,只能言传身教,心领神会,但最后还是译了。芸芸众生,终当普渡。无所不能谓神咒,无所不照谓明咒,无以比之谓上咒,高低无异谓无等等咒。羯(jie)谛羯谛——去呀去呀!波罗羯谛——渡过彼岸呀!波罗僧羯谛——众人都渡过彼岸呀!菩提萨婆诃(he)——快快证得菩提呀!

范文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投稿:陆牌牍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

观自在菩萨修习般若功夫,功行已达深久而纯熟的地步,其大智如同明镜,无一物不尽显其中;其智光犹如太阳,无一物不能尽照。所谓五蕴,亦即作为物质的色境、随境的感受、因感受而起的思念、内心的意志取向以及针对世间所有万物的认知活动和观念,在般若智慧的观照之下,无不显现本有的空相。由于相空,从而除去了一切妄念;由于除去了妄念,从而不生烦恼,不起业惑,因而得以度脱一切灾难与苦厄。

舍利子啊!那作为物质界的色本来就与空没有什么区别,那作为世间一切存在的本来之相,那作为存在之底蕴的空也与任何物质形式没有什么不同。其实,从现象反映本质的角度看,色就是空;从本质依托现象的角度看,空则就是色。进而可以说,五蕴的其他四者,即色之外的感受、想念、意志和意识,同那作为一切事物的本相之空也是这种关系。因而也可以说,受即是空,空即是受;想即是空,空即是想;行即是空,空即是行;识即是空,空即是识。

舍利子!这世间的一切事物和现象皆称为诸法。这一切法的本相便是空。这空相既没有生起,也没有消灭;既没有垢染,也没有清净;既不能有所增长,也不能有所减损。空是从无始以来便无动作、无变异、无生灭的。空是原本寂然,是在时间序列上无从加以分辨区别的。所以我说,从根本上看,这个空之中并没有物质之色,并没有感受、想念、意志和意识;也没有作为认知活动依据的六种官能,即没有有眼耳鼻舌意所代表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和知觉;也不存在那作为六种认识官能的对象的色、声、味、触、法,也就是形象、声音、气味、滋味、软硬冷暖等以及可以成为思想对象的一切事物;也没有六种作为认知官能的根器;没有六种作为认知对象的尘境;也没有作为认知所得的六种意识。

这便是从眼界开始数下去,直到意识界才结束的十八界。不仅空中没有十八界,也没有十二因缘;即没有从无明开始,直到老死而再生的生命系列,也没有超越生死的老死尽这一最终环节;不仅没有十二因缘,也没有认识人生本质,超越生命局限性的四谛道理,也即没有知苦、断集、修道、证灭的圣教实践过程;没有根本的般若智慧,也没有凭籍此智慧要把握的任何东西。

由于并不存在智慧要把握的对象真理,所以菩萨修行就要实证这一无所得的境地,这也就是依止般若波罗蜜多修行法门的本意。因为依止般若波罗蜜多,无所不了,所以心中任运自在,不再有牵挂滞碍,所以不再有恐怖畏惧,远远地离弃了关于一切事物的颠倒想,离弃了关于众生所处境地的幻想,达到了究竟的涅槃境地。

十方三世的所有佛世尊,也都是如此,因为依止了般若波罗蜜多的智慧法门,才得到无上正等正觉的。据此我才说,般若波罗蜜多是神妙而不可思议的诸佛之母,是破除生死无明障碍的光明之师,是无以伦比的至尊至上的总持法门,它能解除世间一切众生的苦难,它与作为一切诸法的真实而不虚妄的空相是不二而没有分别的。所以,在这里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智慧度生死的总持法门,也就是宣说如下的咒语: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范文四: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及简单译文 投稿:夏飾飿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读解及全译文

这是一段神奇的文字,好多好多的人因为背诵它们而受益。有时候心经就是神奇的咒语(当然,只有在你完全相信的时候),今天,我把这无上等等咒献到您面前,望珍惜!

guān zì zài pú sà 。

观 自 在 菩 萨 。(观察内在,自见菩萨)

xíng shēn bō rě bō luó mì duō shí 。

行 深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时 。(深入的修行心经时)

zhào jiàn wǔ yùn jiē kōng 。

照 见 五 蕴 皆 空。(看到五蕴:形相、情欲、意念、行为、心灵,都是空的)

dù yī qiē kǔ è 。

度 一 切 苦 厄 。 (就将一切苦难置之度外)

shě lì zǐ 。

舍 利 子。(菩萨对学生舍利子说)

sè bù yì kōng 。

色 不 异 空。(形相不异乎空间)

kōng bù yì sè 。

空 不 异 色 。 (空间不异乎形相)

sè jí shì kōng。

色 即 是 空。(所以形相等于空间)

kōng jí shì sè 。

空 即 是 色。(空间等于形相)

shòu xiǎng xíng shí 。

受 想 行 识。(情欲、意念、行为、心灵)

yì fù rú shì 。

亦 复 如 是。(都是一样的)

shě lì zǐ 。

舍 利 子。(舍利子呀)

shì zhū fǎ kōng xiāng 。

是 诸 法 空 相 。 (一切法则都是空的)

bù shēng bù miè 。

不 生 不 灭。(不生不灭)

bù gòu bù jìng 。

不 垢 不 净。(不垢不净 )

bù zēng bù jiǎn 。

不 增 不 减 。 (不增不减)

shì gù kōng zhōng wú sè 。

是 故 空 中 无 色。(因此空间是没有形相的)

wú shòu xiǎng xíng shí 。

无 受 想 行 识 。 (也没有情欲、意念、行为和心灵)

wú yǎn ěr bí shé shēn yì。

无 眼 耳 鼻 舌 身 意。(没有眼、耳、鼻、舌、身、意等 六根) wú sè shēng xiāng wèi chù fǎ 。

无 色 声 香 味 触 法 。(更没有色、声、香、味、触、法 等六尘) wú yǎn jiè 。

无 眼 界。(没有眼睛所能看到的界限)

nǎi zhì wú yì shi jie 。

乃 至 无 意 识 界 。 (直到没有心灵所能感受的界限)

wú wú míng 。

无 无 明。(没有不能了解的)

yì wú wú míng jìn 。

亦 无 无 明 尽 。 (也没有不能了解的尽头)

nǎi zhì wú lǎo sǐ 。

乃 至 无 老 死。(直到没有老和死)

yì wú lǎo sǐ jìn 。

亦 无 老 死 尽。 (也没有老和死的尽头)

wú kǔ jí miè dào

无 苦 集 灭 道 。 (没有痛苦的集合以及修道的幻灭)

wú zhì yì wú dé 。

无 智 亦 无 得。(不用智慧去强求)

yǐ wú suǒ dé gù 。

以 无 所 得 故 。 (所以得到与否并不重要)

pú tí sà duǒ 。

普 提 萨 埵。(菩萨觉悟之后)

yī bō rě bō luó mì duō gù 。

依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故 。 (依照心经)

xīn wú guà ài 。

心 无 挂 碍。(心中没有碍)

wú guà ài gù 。

无 挂 碍 故。(由于没有碍)

wú yǒu kǒng bù 。

无 有 恐 怖。 (所以不恐怖)

yuǎn lí diān dǎo mèng xiǎng 。

远 离 颠 倒 梦 想。(远离颠倒梦想 )

jiū jìng niè pán 。

究 竟 涅 盘 。 (最后达到彼岸)

sān shì zhū fó 。

三 世 诸 佛。(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世诸佛)

yī bō rě bō luó mì duō gù 。

依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故 。 (依照心经)

dé ā nòu duō luó sān miǎo sān pú tí 。

得 阿 耨 多 罗 三 藐 三 菩 提 。(得到无上、正宗、正觉的 三种佛果)

gù zhī bō rě bō luó mì duō。

故 知 波 若 波 罗 蜜 多。(所以说心经)

shì dà shén zhòu 。

是 大 神 咒 。 (是变幻莫测的咒语)

shì dà míng zhòu 。

是 大 明 咒。(是神光普照的咒语)

shì wú shàng zhòu 。

是 无 上 咒。 (是无上的咒语)

shì wú děng děng zhòu 。

是 无 等 等 咒。(是最高的咒语)

néng chú yī qiē kǔ 。

能 除 一 切 苦。(能除一切苦 )

zhēn shí bù xū 。

真 实 不 虚 。 (不是骗人的 )

gùshuōbō rě bō luó mì duō zhòu 。

故 说 波 若 波 罗 蜜 多 咒。(所以说心经) jí shuō zhòu yuē 。

即 说 咒 曰 。 (其咒语曰)

jiē dì jiē dì 。

揭 谛 揭 谛。(去吧,去吧)

bō luó jiē dì 。

波 罗 揭 谛 。 (到彼岸去吧)

bō luó sēng jiē dì 。

波 罗 僧 揭 谛。(大家快去彼岸)

pú tí sà pó hē 。

菩 提 萨 婆 诃 。 (修成正果)

呵呵 终于找到了

范文五:《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汉藏译文比较 投稿:高順頇

第2 8卷 第 1 期 

2 0 1 3 年 3月  

西藏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J OUR NAL   OF   T I B E T   UNI VERS I T Y 

Vo 1 . 2 8   No . 1   Ma r . 2 0 1 3  

《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汉藏译文 比较 

旺 多  

( 西藏大学文学院  西藏拉萨 8 5 0 0 0 0 )  

摘要 : 《 般若波罗蜜多心  } ( P r a j n a p a r a m i t a h r d a y a s u t r a 简称《 心经》 ) , 被认为是一切般若经的要义、 精  髓, 在藏传佛教 中占有一席之地 , 特别是在汉传佛教及信徒 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影响。汉藏《 心经》 译文比  

较研究是一个薄弱环节 , 通过《 心经》 译 文比较, 对探 究汉藏佛教的语言、 词汇、 译风, 追溯汉藏间佛教界交  流的 历史 , 进 一步挖 掘 汉藏 两个 民族 文化 交流和 历 史融合 过程 等方 面具有重要 意 义。  

关键词 : 《 心经》 ; 汉藏译文; 比较  中图分 类号 : B 9 4 8 文献 标识码 : A  

文章 编号 : 1 0 0 5 — 5 7 3 8 ( 2 0 1 3 ) O 1 — 0 9 7 — 0 8  

般若, 梵文 p r a j n a音译, 全 称 般若 波 罗蜜 多 ,   意 即“ 智度 ” 、 “ 明度 ” 等, 通过 般 若智 慧 到达 涅 桀之 

汉藏 《 心经 》 译 本体现 了汉藏 佛教界 的交 流 

彼岸。“ 《 大智度论》 卷一百: ‘ 般若波罗蜜多是诸佛 

母。 诸 法 以为师 , 法 者是般 若 波 罗蜜多 。” Ⅲ  

我 国是一个 多 民族 国家 , 各 民族 间政 治 、 经济、   文化 的交 流是非 常频繁 的 , 其 中文化 交流 史是 不容 

“ 空性” 是 佛学 理论最 根 本性 的重要 范 畴 , 佛 教  忽视 的重 要 内容 。 吐蕃 时期 是汉藏 佛教 界交流 的黄  对 整 个宇 宙 及 人生 本 质 的看法 主 要 体现在 “ 空洼”   金 时期, 在 这 种 背景 下 开始 了汉 藏 佛经 翻 译 , 汉 传 

中, 也是 佛学 最不 易理解 和 诠释 的重 要 内容 。大 乘  佛 教 佛经 翻 译 的经验 对 吐蕃 译 师 产生 了一 定 的影 

佛教 兴起后 , 佛教 的“ 空性 ’ 砚 有 了长足 的变 化和 发  响 , 佛经 翻译 实践也 成为汉 藏佛 教界 以及 唐蕃 关系  展 ,特 别 是般 若类 的经 典提 出 了 “ 体 空观 ” ( 色 空  的重要 一环 。 这对汉 藏佛教 的发展 、 维 护祖 国统一 、  

观) 。 说 明“ 空” 不是表 现在事 物 的现象上 , 而是 事物  加强 民族 团 结、 汉藏 文化 交流 史等都 产 生 了巨大 影 

本 身所具有 的属 性 , 是事物 的本 质 。而  经》 被认  响

。 据 统计 , 吐蕃 时期汉藏 佛经翻 译成 果达 5 0种左  为 是一切般 若 经 的精 要 。   大乘 佛教 是汉传 佛教 与藏 传佛 教 的重要特 征 ,   译 本和注 疏 , 尤其是 般若类 经 典 。  

右。  

公元 6 3 4年松 赞 干 布 主动 与 唐 中央 加 强 了关 

所 以佛经 翻 译 最显 要 的地 方应 该 是 大乘 类 经 典 的  系 , 掀开 了汉 、 藏文 化交 流新 的一 页 。《 旧唐 书》 记:  

“ 贞 观八年 , 其赞普弃宗弄赞始遣使朝贡。弄赞弱冠  嗣位 , 性骁武 , 多英略 , 其邻 国羊 同及诸羌并宾伏 

收 稿 日期 : 2 0 1 2 - 1 l 一 1 2  

作 者简介 : 旺多, 男, 藏族 , 西藏 日喀则人 , 西藏大学文学院教授, 博士, 硕 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 向为藏族历史、 西藏宗教史。  

— —

9 7 — —  

旺多: 《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汉藏译文比较 

之 。太 宗遣 行人 冯德遐往 抚慰之。见 德遐 , 大悦。” [ 2 1   迦 勒 贡、 沃贡 韦贡 、 拉 隆路 贡 三人担 任 , 助理翻 译 由  

“ 仍遣酋豪子弟, 请入 国学以习《   、 《 书》 。 ” [ 3 1 据《 布顿  琼波孜孜 等人担任 。迎请 汉和 尚玛 果来译 经。” 『 6 ] 9   丹 噶 目录》 和《 旁 塘 目录》 中还记 载 了   佛 教 史》 等 众 多藏文 史 书记 载 , 7世 纪 , 汉族 和 尚大  世 纪编 订 的 《

天寿 ( m a   h a   d e   w 3   t s h e ) 到吐 蕃后 与藏人 以及 印 、   吞米 桑布扎 以来佛经 翻译 的数量 , 已译 出的佛经 总 

尼人等 一起参 与佛经 翻译 , 应 该说汉藏 佛 教界 的交  数 达 7 3 8种 , 其 中标 明译 自汉 文 的佛经 有 2 0多部 

种) 。 在《 布 顿佛教 史》 中也 明确 标 明由汉文翻 译 的  流 开始于 公元 7 世纪。 文成公 主入藏后 致 力于汉传  (

佛教 在吐蕃 的流传 ,并 经八卦 推算确 定 修建大 、 小  佛 经名称与 数量 。  

昭 寺位置 。从此 , 在 松赞 干布 的倡 导下 , 文成 公主 、  

5 0 0 0 多份珍贵 的敦 煌藏 文写卷 中,佛经翻 译 

赤尊公主 于拉萨 及其 周边地 方 建寺立庙 , 甚 至在 吐  成果 占据 相 当的 比重 , 其 中 也有汉 译 藏佛 经 , 这些 

藏及其 他 民族翻 译者 共 同完成 的 。其  蕃境内修建了十几所庙堂。“ 义净( 6 3 5 - 7 3 1 ) 《 求法  成果也 是汉 、 高僧传》记前后有汉僧 8 人往来于长安与印度之  中就有精通汉藏梵三种文字、 佛教界颇具影响的著 

间, 他 们都 曾路 经拉 萨 , 有的 还 曾 由文成公 主 资助  名 藏族 翻译 大 师 管 ・ 法成 ( ’

g o s   c h o s   g r u b ) , 他 是  旅 费。 ”   这种 情况在 西藏 日喀 则地区吉 隆县发现 的  9世纪前 半 期活跃 于敦 煌 的著 名译经 大 师 , 在 敦 煌  《 大唐天竺 使之铭》 摩崖 石刻得 到证实 。   ( 主 要在永康寺) 期间, 以‘ 大校 阅翻译 僧 ’ 、 ‘ 大蕃 国  总之 , 佛教初 传吐 蕃 时期文成 公主与 汉僧 以及  大德 三藏法 师 ’ 之名 义 , 主 持汉藏 佛经 的翻译 , 个 人  尼 泊尔 公主在 吐蕃 的传 教活 动 , 确 定 了拉 萨 ( 逻些)   译著多达 3 0 多部。公元 8 4 8 年敦煌复归唐朝管辖 

作为佛教圣地的时空地位, 并赋予信仰文化乃至神  以后 , 管・ 法成 仍 居住 在沙 州 开元 寺 ( 敦 煌) 从事 佛  经翻 译和专 心 致力 于 《 瑜 伽师 地 论》 等 的讲解 , “ 直  圣 的概念 , 开辟 了汉 藏 佛教 界交 流 的先 河 , 为进 一 

步加 强 和密 切唐 蕃 政 治 、 经济、 文 化上 的 交流 奠 定  到 公元 8 5 9 年 以前 还 可 以见到法成活动的踪迹  [ 6  

了坚 实基础 。  

他 的大部分译著被 收录 到藏文 《 大藏经》 中。  

7世 纪 开 创 的汉 藏 佛 教 界 的交 流 由于松 赞 干 

吐蕃时期汉藏佛教界的交流主要表现在: ①汉 

布的去世, 吐蕃政权落入噶氏家族手中而一时没有  藏佛经翻译方面的交流; ②汉传佛教禅宗思想的传  得 到进一 步 的发 展 , 汉藏 佛 教界 的交流一 度走 向低  播 ; ③汉传佛教大师到吐蕃讲经传法; ④以佛教交  流 为主线 , 推动 了各方 面 的交流 , 包括儒 学 思想 、 医  谷。  

8世 纪初 , 吐蕃赞 普 赤德祖 赞派 大 臣桑希 等 四  学历算 、 寺 院建筑 、 陵墓石 碑等 文化 的吸 收和交 流 ,  

  人带着 书信 、 礼品去 唐朝求 取佛典 。 另据西 藏历 史、   文化的交流带 来 了双 方共 同 的发展 。

教法 史 书记 载 ,金 城 公主在 吐 蕃组 织 人 员翻 译 了   ( ( 百业 经》 、 《 金 光 明  等 多部 佛教经 典和 医药 、 历 

二、 《 心经》 汉藏版本及注疏基本情况 

藏 传佛教前 弘期佛 经翻 译开 始于 公元 7世纪 ,  

中后期 , 前后共 约 2 0 0年 。7 世 纪 到底翻 译 了哪几 

算 书籍 ,并派 遣 吐蕃 贵族 子 弟入 长安 学 习 中原 文  化、 读学儒 书等 。从吐蕃 佛教 发展 史与汉藏 佛 教界 

嫁吐蕃具 有重要 的意义 。  

的交流 来看 , 8世 纪赤德 祖 赞 的执 政和 金城 公 主远  大盛 于 8世纪下 半叶至 9世 纪初 期 , 结束于 9世 纪  8世 纪末 至 9世 纪 中是 汉 藏 佛教 界 交 流 的 黄  部佛经 , 翻译 的数

量等 无 法找到 准确 的数字 。前 弘  金 时 期 。禅 宗 ( 顿 门派) 大师摩诃衍那 ( m a   h a   y a   期佛经 翻译 成果 最可 靠 的资 料是现 藏 于 大藏 经 中  h a ) 在 吐蕃 的宗教活 动被视 为汉传 佛教 ( 禅宗 ) 在 吐  的  噶 目录》 和现藏 于 西藏博物 馆 的 《 旁塘 目录》 。   吞米 桑布 扎 时期翻译 的佛 经 中就有  蕃的发展达到顶点, 其奉行的 “ 见性成佛” 、 “ 以心传  在藏文 史籍中 , 般若 十万经》[ 7   的记 载 。笔 者没 有考证 其 真 实性 ,   心” 思想奠定了禅宗在吐蕃的影响基础。这时还把  《 禅 宗 的一 些重要 经典译 成藏 文 , 甚至 使用藏 文 著述  但 这至 少说 明 了佛 教 传 入一 开 始就注 意 到 了般 若  经 类 的重 要 性 。藏 文 大 藏经 中般若 经 的卷 数 超 过  禅宗经 典 。   佛经 翻 译也 是 8世 纪 吐蕃佛 教 发 展 的重 要 内   1 0 0 卷的有 《 般若波罗蜜多十万颂》 ( s h e s   r a b   k y i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p a  s t o n g  p h r a g  b r g y a  p a )   容 。在桑 耶寺 的译 经 团队中 不仅有梵 藏翻 译大 师 ,   p 0 0卷 , 不到 1 0 0卷 的有 《 般 若 波 罗蜜 多 二万 五千  也有汉藏 翻译 大师 。 据《 巴协》 记: “ 汉 文的翻译 由 占   3

9 8 一 

旺多: 《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汉藏译 文比较 

颂》( n y i   k h r i   i n g a   s t o n g   b a ) 有8 3卷又 一 百颂 、   系。十 二 因缘“ 即佛教 为理 解现 实人 生痛 苦 的原 因 

《 般 若 灯 论 广 释 》( s h e s   r a b  s g r o n   m e ’ i’ g r e l   以及 消除人 生痛 苦 的方 法而构建 的 一种理 论 。 他把  b s h a d ) 7 4卷 、 《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一 万 八 千 颂 》( k h r i   人 生 分为彼 此 互为条件 或 因果联 系的十二 个 环 节 ,   b r g y a d   s t o n g   b a ) 6 0卷 、 《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一 万 颂》   用‘ 三世 两重 因果 ’ 来说 明生死轮 回的道 理 。 十二 因   ( k h r i   b a ) 3 3卷等 等 。一部 长 ( 搬 若经》的翻 译 需要  缘 , 它 包括 无 明 、 行、 识、 名 色、 六处、 触、 受、 爱、 取、   几 十年 , 甚至 几百年 。 如此 卷轶浩 繁 的旷世 巨著 , 要  有 、 生、 老 死等 十二部 分 。 ” 【 8 ]  

卷 一 卷地翻 译和手 写 ,必须 付 出 巨大 的人力 、 物 

“ 空性 ” , “ 一切皆

空” , 是佛 学 最根 本 性 的重 要 

范 畴 ,佛 教 对 宇宙 及 人生 本质 的 看法 主 要 体 现 在 

力、 财力。  

《 般 若 波 罗 蜜 多 心 经》 ,梵文 P r a j n a p a r a m i -   “ 空性 ” 中, 也 是佛 学中最 不易理 解 和诠 释 的重要 内  

t a h r d a y a s u t r a ,藏语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容和概念。 “ 空性” 的概念佛教创立之初就潜存于教 

p h y i n   p a ’ i   s n y i n g   p o 简称 《 般 若心 经》 或  节, 被认 为是般 若经类 的提 要 。玄 奘所译 

理中。原始佛教提出的三法 印“ 诸行无常、 诸法无 

式。 如 大 山、 江河 、 空气 、 人、 房屋 、 桌椅 等任 何 东西 ,  

经》 。全 经只有 一卷 , 属于 《 大 品般 若  6 0 0卷 中 的  我 、 涅磐 寂 静 ” , 其 实质 就 是“ 空性 ” 最 早 的 表 达 方 

只有 2 6 0个字 , 由浅入 深 地概 括 了全部 《 大 品般 若  尽 管它们 是 固体 、 液体 、 气 体或可 感知 的 。 探 究 它们 

经》 的精要。 可谓内容简练, 用词得当, 易于记读, 深  的成 分后 , 确 实无 法 找到“ 物 事本 身 ” 的本 真 , 这 种  无 所得 的状态 就 是事物 的空性 。 后来“ 空 性 ” 被 认为  受信 教群 众 的喜 爱 。  

馓 若 波罗 蜜 多心经》 中: “ 般若 ” 为梵文 P r a j -   是事物 的本 质 。“ 无常” ( m i   r t a g   b a ) 也 是事 物 的 

n a的汉文音译 , 本义为“ 智慧” 、 “ 睿智 ” , 藏文意译  本质所 在 ,任何 事物无 不每 时每刻 不 断地 变化 , 没  事物) 。“ 无我” ( b d a g   m e d )就  为s h e s   r a b 。 佛家认为, 俗家“ 智慧” 不是真正意义  有 永恒 不变 的 东西 (

上 的智 慧 。真 正的 智慧“ 般若 ” 如灯, 能 照亮 一 切 。   是没有 一令 作 为主体 的绝 对 自我 。 “ 涅磐寂 静 ” 是众  幸福 的乐 园 ” 。   “ 波 罗蜜 多 ” 汉 文 音译 , 梵文为 P a r a m i t a , 藏 文译 为  生脱离 生死 轮 回的彼岸“ p h a   r o l   d u   p h y n   p a , 意 为“ 度” 、 “ 到彼 岸 ” 。   度  大 乘佛 教兴 起后 , 佛教 的“ 空性” 观有 了长 足 的  生死苦 海 , 到涅粲彼 岸 ’ ' 之意。 所 谓“ 彼岸 ” 是相对 于  变化和发展,特别是般若类 的经典提 出了 “ 体空  “ 此岸 ’ 而 言, 轮 回生死便 喻 为“ 此岸 ” 。指三 界众 生  观 ” 。 般若 学派 对空 观最大

的贡献在 “ 空” 不 是表现 

由于贪 嗔痴 业 , 而 不得不 生 生死死 于轮 回中 。只有  在事 物 的现象 上, 而是事物 本身所 具有 的属 性 , 是 事 

修得正果, 摆脱轮回, 才能到达彼岸涅巢世界。 “ 心”   物 的本质 。 正 如  经》 所 云: “ 色不 异 空 , 空 不异色 ;   空 即是色 。受 、 想、 行、 识, 亦 复如 是 。, , [ 9 ]   则为“ 中心 ” 、 “ 精髓” 、 “ 精要 ” , 亦即一切般若波罗蜜  色 即是空 ,

多 的精 华或 精要 , 藏 文译 作 s n y i n g   p o 。从 此 经 的  自佛 教创 立 以来经过 了两千 五 百 多年 的发展 ,  

名称来看 , 汉文 以音译为主 , 而藏文中完全使用意  教 徒 们 一直 对 这 些佛教 提 出的深 层 问题 进 行 艰 苦  译, 可 以看 出对 经文 名称 的不 同理 解和 译风 。   的探 索和 追 寻 , 为 了理 解这 些 问题 , 不 同 的解 答 结  缘起 与空性 间关 系的 两难  “ 缘起 ” 与“ 空性 ” (r t e n   v b r e l   d a n g   s t o n g   果产生 了不 同 的宗派 。“

n y i d ) 是佛教 的两个 关键概 念 。 由于 不 易理解 其真  困局 , 更是 中观 学派的 头号课题 。 由伟 大的印 度 学  正 含义 , 各路 佛学家在 这一 概念 诠释 上形 成很 大 的  者及 瑜伽 师龙 树在 公元早 期世 纪所 创 立的 中观 学,   分 歧 。认 为若 能正确理 解 和诠释 、 甚 至 实践这 一概 

直 以来都是 义理 论争 的焦 点所在 。 , , [  ‘ 缘起 ” 与 

念 的本义 , 正确 把握 两者 的关系 、 区别 以致相 容性 ,   “ 空性 ”一直 成为 佛家各 路学 派争论 的焦 点 。龙树  则 可 认 为找 到 或拥 有 了理解 博 大 精深 佛 教 根 本 思  ( 梵文 N a g a j u n a , 藏文 k l u   s g r u b 约 公元 1 5 0 — 2 5 0   想 的捷 径和 钥匙 。简单而 言 , “ 缘起 ” 、 “ 因缘 ”也 即  年) 是大乘 中观 派 的实际创始 者 。中观 学 派在 印度 

“ 十 二因缘 ” ,又“ 十二缘起 ’ 礅_ ‘ ‘ 十二缘 生 ” 。 藏 文译  经 过几 百 年 的发 展后 ,到公元 8世 纪 传 入 我 国西 

为r t e n’ b r e l   b c u   g n y i s 。是佛教关于三世轮回  藏, 吐蕃欣然接受了大乘 中观学说, 将 中观派的重  的基本 理 论 , 也是 佛教最 基本 的神 学理 论基 础 。它  要典籍翻译成藏文。 因吐蕃热衷于接受和研习新的   的本意 为“ 诸 法 皆有 因缘 而起 ” 。指 一切 物事 、 现象  佛教学说, 由此也引起了不少争论。基于对典籍

的   都 是 一种 相 互 依存 、 互 为 因果 、 互 为 条件 的根 本 关  研究 以及诠释也是藏传佛教形成不同宗派的原 因  

9 9 —  

旺多: 《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汉藏译文比较 

之一 。 汉传 佛教 与藏传 佛教都 非常重视 《 般 若经》 的 

翻译 、 注释 和研 究 , 以 

d o n  g yi  s g r o n  m a  z he s  by a  ba’ ' p h ya g  na  r d o  

为例 , 汉文 有较 著名 的  r j e s   b r t s a m s /d u s   t a b s   1 l( 金 刚手 著 《 世 尊 母 

N o . 5 2 2 0‘ ‘  p h a g s   p a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i n  pa ’i  s ny i n g  p o ’i  rg y a  c h e r ’g r el  

7种译 本 , 7 0种注 疏 。藏文 有十 几种版 本 ,不仅 在  般若 波罗蜜 多心 ( 经) 注义灯》 )   《 丹噶 目录》 、 《 旁 塘 目录》 及《 大 藏经》 中, 而 且在 敦 

煌 也 发 现 了译 本 。 《 大 藏经》 北 京 版 1 6 0号 :  

p h ag s  p a  s h e s  ra b  ky i  p h a  r ol  d u  p hyi n  

p a ”P r a s a s t r a s e n a   b r t s m s( 善军著 《 圣般 若波 罗 

N o. 5 22 1‘ ‘ ’ ph a gs  p a  s h e s  r ab  ky i  p h a  r ol  

p a ’ i  s n y i n g   p o ”b i  m a   l a   m i  t r a  d a n g/ r i n   蜜 多心 ( 经) 广疏》 )  

c h e n   s d e /n a l l l   m k h a ’s o g s   k y i’ g y u r  《 世 尊母 

般 若波 罗 蜜 多心 经》 , 是 由无 垢友 、 仁钦德、 南 卡等 

译 。藏文 共有 7部  经》 注疏 。   译《 摩 诃 般 若波 罗 蜜大 明 咒经》 n   、 唐玄 奘译 《 般 若 

d u   p h y i n   p a ’ i  s n y i n g   p o   z h e s   b a y   p a ’ i’ g r e l  

p a ’   a   m a   l a   s h i  l a s   b r t s a m s ( 莲 花戒 著 《 般 若 波 

No . 5 2 2 2 “s he s  r a b  s n yi n g  p o’ i  r na m  pa r  

经》 较 著名 的 7种汉译 本 : 有后秦 鸠 摩 罗什  罗蜜 多心 ( 经) 疏》 )  

波罗蜜 多心经》 [ 1 2 ] 、 摩竭 提 国三藏 沙 门法 月重译 ( ( 普  b

s h a d   p a   t s h u l   k h r i m s  r g y a l  b a s’ g y u r”   ( 阿 

遍智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   ] 、厕宾国三藏般若共  底峡 著 《 般若 心 ( 经) 解 说》 )   N o . 5 2 2 3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利 言等 译 《 般若 波 罗蜜 多心 经 》 [ 1 4 ] 、 唐 三 藏 沙 门智 

慧轮 译 徽 若 波 罗蜜多心 经》 [ I   、 大德 三藏 法师 沙 门  p a ’ i   s n y i n g   p o ’ i   d o n   y o n g s   S U   s h e s   p a ” ( 摩 诃  法成 译 《 舟 殳 若波 罗蜜多心 经》 [ 】 6 ] 、 西天译 经 三藏 施护  迦那 著 ( ( 般若 波罗蜜 多心经 广义遍 知》 )   《 佛说圣 佛母般 若波罗蜜 多经》 [ 1   。 影 响较 大 的则是 

后 秦鸠摩 罗什所 译的 《 摩诃般 若波 罗蜜大 明咒经》   和 唐玄奘 所译 《 般若波 罗蜜 多心经》 以及 管 ・ 法成 的 

三、 汉藏《 般若波 罗蜜 多心 经》 译 文 比较 

本文 中  经》 译文 主要 以玄 奘译本 ( 见 于汉文 

《 般若波 罗蜜 多心经》 。 根据 《 至元录》 ( 2 8号 、 2 9号)   卷一拾 遗遍入记 载 ,尚有唐 不空及 契丹 慈贤 译本 ,   经类 的基本精 神 。  

历代  经》 有7 0多种注 疏 [ 1 9 ] : 有窥基 《 幽赞》   二卷 , 圆测 《 赞》 二卷 , 法藏 《 略疏》 一卷 , 净慧 ( ( 疏》 一 

《 大正藏》 ) 与管 ・ 法 成译 本 ( 藏 译汉 , 见于 汉文 《 大 正 

现 存大 藏经 中的藏 译本) 相 比较 :  

( 一) 经名 

已佚 [ 1 8 ] 。自古 以来认 为通过读懂 此经 可 以了解般 若  藏》 ) 以及藏 文译 本 ( 法P e 1 . r i b . 0 0 2 2敦 煌 本 以及 

玄奘: 徽 若波 罗蜜 多心经》  

卷等等。另 1 8 8 4 年, 马克斯・ 缪勒共南条文雄校订  本 经 大小 两类 梵本 。重将  经》 译成 英 文 并编 入 

经》 注 疏名称 依据胶 印 《 北 京版西 藏大 藏{ 圣 = 》 , 大 

谷大学 图书馆藏 , 1 9 6 2年版 。  

N o. 5 21 7‘ ‘ ’ p h a gs  p a  s h e s  ra b  k yi  p ha  r ol  

管・ 法成: ( 徽 若波罗蜜多心  藏文: ( 敦 煌本 ) b a   g + h a   b a   t i   p r a d   n y a   m y i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p a ’ i  s n y i n g  

h a   h

r l  d a ’y a ’ /( 梵 文) b c o m   l d a n’ d a s   m a ’   《 东方圣 书》 。藏 文 中有七 部  经》 注疏: 本 次藏文  t

p o /  

比较 : 汉文 经名相 同。藏文 中多 了 b c o m   l d a n   ’ d a s ( 梵文 B h a g a v a n ) 即世尊  ( 二) 开头 

d u  p h y i n  p a ’ i  s n y i n g  p o ’ i  r g y a  c h e r  b s h a d  

p a ’ , b i  m a  l a  m i  t r a  d a n g  b a n  d h e  n a m  m k h a ’  

d a n g   y e   s h e s   s n y i n g   p a ’ i’ g y u r  

( 无 垢友 著 

玄奘 : 没有开头 部分 。   管・ 法 成: 如是 我 闻, 一 时薄伽 梵住 王舍城 鹫峰  山中, 与 大  刍众 , 及诸 菩 萨摩诃 萨俱 , 尔时 世尊 等 

入甚深 明 了三摩 地法之 异 门。  

藏文: b c o m   l d a n’ d a s   J 】 】 a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p a  l a  p h y a g ’ t s h a l  l o / / ’ d i  

s k a d  b d a g  g i s  t h o s  p a ’ i  d u s  g c i g  n a /b c o m   i   d a n’ d a s  r g y a l  p o ’ i  k h a b /b y a  r g o d  p h u n g  

《 圣般若波罗蜜多心 ( 经) 广疏》 )  

N o . 5 2 1 8‘  p h a g s   p a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p a ’ i  s n y i n g  p o ’ i  r n a m  p a r  b s h a d   p a’ ' d z n y n a   m i  t r a ’ a m   y e  s h e s   b s h e s   g n y e n   g y i  

b r t s a m s( 智友著《 圣般若波罗蜜多心 ( 经) 解说》 )  

No . 5 21 9 “b c o m  i d a n ’ d a s  ma  s he s  r a b  k y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b a ’ i  s n y i n g  p o ’ i  r g y a l  p o  

1 0 0 一 

旺 多: 《 般若波罗蜜 多心经》 汉藏译文比较 

p o ’ i  r i  l a /d g e  s l o n g  g i  d g e’ d u n  c h e n  p o   d a n g/b y a n g  c h u

b  s e m s  d p a ’ i  d g e’ d u n   d a n g  

ph a gs  pa  s py a n  r as  g zi gs ( a  b a  l o  ki  t a ’ m a  

p h a g s   p a   l o   k i   s h a w   r a ) 管译 与藏 文 强调“ 大菩 

}t h a b s  g c i g   d u   b z h u g s  t e /d e   i  t s h e   b c o m   萨” , 译 法准确 。 ② 行深 : 管译 与玄 奘 、 藏文 相 同 。 藏 

l d a n ’ d a s   z a b   m o   s n a   b a ’ z h e s   b y a   b a ’ i   c h o s   k y i  r n a m   g r a n g s  g y i  t i n g   n g e’ d z i n   l a  s n y o m  

文译 为 z a b   m o ’ i  s p y o d   p a   n y i d “ 行” ,此 处作  “ 功行 ’ 懈; “ 深” , 则释 为有极 深 的修行 功 夫 , 已达 到 

p a r   b z h u g s  s o /  

甚深 境界 。 ③照见: 管 译与藏 文 中多 了“ 观察 照见 ” ,  

比较 : 玄奘 《 心经》 没有 开头部分 ( 也许 省 略  与 下文 的“ 空” 相连 。译文表 达 各有特 色 , 实 际 内容  了) , 直接 进 入 内容 。 玄 奘  经》 译 自梵 文 , 属 略本 。   还 是没有折 扣 。 “ 照” : 字面 上可 理解 为光 明所到 , 照  管・ 法 成译文 与藏 文译 文基 本 相 同,藏 文 中 只是 多  耀 , 实 际上是针对 认识 来讲 的 。 “ 照 见五蕴 皆空  是 

了 b c o m   l d a n ’ d a s  m a  s h e s  t a b   k y i   p h a   r o l  

中的  经》 ”   ④ 五蕴 : 即色 、 受、 想、 行、 识。  

d u   p h y i n   p a   l a   p h y a g’ t s h a l  l o /( n p 拜 到达 智  藏 文 : p h u n g   p o  i n g a : g z u g s  d a n g / t s h o r   b a / ’ d u  

h e s / ’ d u  b y e d /r n a m   p a r  s h e s   p a   d a n g  l n g ’ 0   慧彼 岸 的世 尊之 意 一笔 者译) ,这 是藏 文译 文惯 用  s

色’ ’ 指 有形有 相 的事 物 。 有物 质 实体 , 占有空 间, 色  的 写法 。 管・ 法 成译 文 中常见 b c o m   l d a n’ d a s 译 为  “ “ 薄伽 梵 ” , 而不 译为“ 佛” , 这也 是 非常准 确 的译法 。   分三类; “ 受” 感 受 种种 境 界 ;

“ 想” 是 由六 根 感触 种  因为大乘 佛教 认为“ 佛’ 有 无数 个 , 而这 里 的“ 佛” 肯  种境界, 认识直接反映的影像 以及据此产生的种种  定 是指释 迦牟 尼 。薄伽 梵 : ( B h a g a v a n ) 字义 世尊 。   名言 概念 ; “ 行” 指在 身 、 口( 语) 、 意三 业 中 , 起 决 定 

“ 如 是我 闻 ” 说 明 了“ 经” 的 来源和 正统 性 , 属于  作用 盼 ‘ 意业 ” ; “ 识” 指 小乘所 讲“ 六识 ” 和 大乘所 讲 

经部 , 也 即收录 到 《 甘 珠 尔》 的经本 。从 内容 来看 ,   “ 八识 ” 。 ⑤ 度一切 苦 厄: 管译 和藏 文 中不 见这一 句 。   管・ 法 成 译文 与 藏文 完全 相符,可知 法 成汉 译本 ]   也许是把藏文作为眄   ①如是 我 闻 : ’ d i   s k a d   b d a g  

玄奘 : 无 

管・ 法成: 时 具寿 舍 利 子 , 承佛 威 力 , 向圣者 观 

若 善 男子 , 欲 修行 甚 深 般 若波  g i s   t h o s   p a ’ i   d u s   g c i g   n a .②薄伽梵: b c o m   l d a n   自在 菩萨 摩诃 萨 日 ,

’ d a s . ③王舍 城鹫峰山: r g y a l   p o ’ i   k h a b /b y a   r g o d   罗蜜 多者 。 复当云 何修 学 。 作是语 已, 观 自在菩 萨摩  p h u n g   p o ’ i   r i   l a又 名耆 阁崛 山、 灵鹫山, 佛教圣  诃 萨答 具 寿舍 利 子 言 , 若善 男子及 善 女人 , 欲 修行 

山。④ 大 刍众 : d g e   s l o n g   g i   d g e   d u n   c h e n   p o   甚深 般若 波罗 蜜多者 。 彼应 如 是观察 。五蕴 体性 皆  刍: 梵文 B h i k s u 汉文中常见音译为 比丘 。 藏 文译 为  空。   d g e   s l o n g出家后 受 具足戒 者之通 称 。⑤ 菩萨摩诃 

t i n g   n g e ’ d z i n指心定于一处而不动 。  

( 三) 正文 

藏文: d e   n a s   s a n g s   r g y a s   k y i   m t h u s /t s h e  

d pa ’ s e ms  d p a’ c h e n  po ’ p ha g s  p a  s py a n  ra s  

萨 :大 菩 萨 。⑥ 三摩 地 :梵 文 : S a m a d h i 藏 文 译 为  d a n g  l d a n  p a  s h a  r i  b u s / b y a n g  c h u b  s e m s  

g z i g s  d b a n g   p h y u g   l a’ d i  s k a d   c e s   s m r a s  s o /  

i g s  k y i  

b u  g a n g  l a  l a  I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玄奘 : 观 自在 菩萨 行深 般 若 波 罗蜜 多 时 , 照 见  r

五蕴 皆空 , 度 一切 苦厄 。  

般 若 波罗 蜜多 时 , 观察 照见 五蕴 体性 , 悉 皆是 空。  

藏 文 : y a n g  d e ’ i  t s h e  b y a n g  c h u b  s e m s  

d pa ’i  se ms  d pa ’ c h e n  p o ’ ph a gs  p a  s p y a n  r a s  

ro l  d u  p hy i n  pa  z a b  m o’ i  s p y o d  pa r ’ d od  pa  

e s / c i  i t a r  b s l a b s  p a r  b y a / d e  s k a d  c e s   管・ 法成: 复 于尔 时 , 观 自在 菩 萨摩 诃 萨 , 行 深  d s m r a s  p a  d a n g / b y a n g  c h u b  s e m s  d p a   s e m s  

d p a ’ c h e n   po ’ p ha g s   pa  s p y a n   ra s   g z i g s  

d b a n g   p h y u g  g y i s /t s h e  d a n g  i d a n   p a  s h a  r e   r i ’ i  b u ’ a m / r i g s  k y i  b u  m o  g a n g  l a  l a /  

g z i g s   d b a n g   p h y u g/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a  t i  b u  l a ’ d i  s k a d  c e s  s m r a s  s o / / s h a  

p h y i n   p a   z a b   m o ’ i  s p y o d   p a   n y i d  l a   r n a m   p a r   h e s  t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p a  z a b  m o ’ i   l t a  z hi n g  f  p h u n g  p o  l n g a  d e  d a g  l a  y a n g   s

r a n g   b z h i n   g i   s   s t o n g   p a   r n a m   p a r   i t a ’ o /  

s p y o d  p a r ’ d o d  p a  d e s / ’ d i  l t a r  r n a m  p a r  

比较 : 比起 玄 奘 译文 , 管法 成译 文 开 头 部 分 多  b l t a  b a r  b y a  s t e / / p h u n g  p o  d a n g  d e  d a g   了“ 复 于尔 时 ” , 意有 多次说

法 , 听法。 管 译与藏 文相 

k y a n g   r a n g   b z h i n  g i   s  s t o n g   p a r   y a n g   d a g   p a r  

同 。① 观 自在菩 萨 : 梵文 A v a l o k i c s v a r a . [ 2 1 ] , 藏文:   r j e s  S U   b l t a ’ o /  

1 01 —  

旺多: 《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汉藏译文比较 

比较 : 管译 与 藏文 内容完 全 相 符 , 而 玄奘 译 文  耳 、 鼻、 舌、 身、 意; 无色 、 声、 香、 味、 触、 法; 无 眼界 ,   中不见这 一部分 内容 。有待 梵文 原文对 勘。   玄奘 : 舍利子 , 色 不异 空 , 空不异 色 ; 色 即是 空 ,   空 即是 色 。  

异色 。   藏文 : g z u g s  s t o n g   p a’ o /s t o n g   p a   n y i d   乃至 无意 识界  管・ 法成: 舍利 子 , 是故 尔时 空性之 中, 无色、 无 

受、 无想、 无行 、 亦 无有 识 ; 无眼、 无耳、 无鼻、 无舌 、   眼界、 乃至无 意识界 。  

藏文: s h a   r i ’ i  b u ‘ d e   i t a   b a s   n a /s t o n g  

管・ 法成 : 色 即 是空 , 空 即是色 , 色不 异空 , 空不  无 身 、 无意 ; 无色、 无声、 无香 、 无味 、 无触、 无法、 无 

g z u g s   s o /g z u g s  l a s   s t o n g   p a   n y i d   g z h a n   m a   p a   n y i d   l a   g z u g s  m y e d /t s h o r   b a   m y e d /’ d u  

y i n   n o /s t o n g   p a   n y i d   l a s   k y a n g   g z u g s  g z h a n   s h e s   m y e d/( ’ d u )’ b y e d   m y e d /r n a m   p a r   s h e s   m a   y i n   n o /  

p a   m y e d /d m y i   g   m y e d /r n a   b a   m y e d /s n a   m y e d /  

c e  m y e d /l u s  m y e d /y i d  m y e d /g z u g s  m y e d /   比较:玄奘译文 中只是多 了 “ 舍利子%S h a r i p u —   l

t r a 即舍 利弗 。舍利 弗 是释 迦牟 尼 的十大 弟子 之  s g r a   m y e d /d r i   m y e d /r o   m y e d /r e g   b y a   m y e d /  

h o s   m y e d   d o /d m y i g  g i  k h a

m s   m y e d   p a   n a s /   称 智慧第 一 , 谓持 戒 多闻 , 智 慧敏捷 , 善 讲佛法 。   c

S h a r i r a也 作舍利 。  

经》 中称 为舍利 子 , 与 大智  y i d  k y i  k h a m s  m y e d /y i d  k y i  r n a m  p a r  s h e s  

a ’ i  k h a m s   k y i   b a r   d u   a r y e d   d o , /   慧有 关 , 只具 大智 慧者 , 才 有 可 能理解真 正 的“ 空” 。   p

“ 色” 在前面 已经提 到 , 即一切 有 形有相 的有质碍 的 

比较 : 译 文各 有特 色 , 但 佛 经所 表 达 的 内容 没 

东西, 简 言之 , 一切 物质 形态 。 “ 空” 真空 。 此处 讲 到  有 增减 。从译文风 格 上来讲 ,管 ・ 法成 完 全是 尊重  了“ 色” 与“ 空” 的关系 , 而真 正 的用意在 说 明一 切 皆  “ 原文” ( 本人 认 为是藏 文 ) 的 角度 , 都 加上“ 无” 字,   空 。“ 色即是 空 ” 、 “ 空 即是色 ” 被 认 为是释迦 牟尼 广  有强 调之意 。玄奘译 文 中虽没 有加 上太 多 的 “ 无”   释般 若法真谛 的开端 , 更是 佛经 八万 四千 的要义 。  

玄奘 : 受、 想、 行、 识, 亦 复如 是 。   管・ 法成 : 如是受 想行 识 , 亦 复 皆空 

字, 但 用 连 续顿 号 , 完 全 表 达 了本 意 , 玄 奘译 文 简 

便、 易解 。 经 文 内容 阐述 了空有 不二 的道理 , 涉及 到 

佛教 的十八 界 : 六尘 、 六根 、 六 识 。六 尘 : 色、 声、 香、  

d e  b z h i n  d u  t s h o r  b a  d a n g }   d u  s h e s   味、 触、 法; 六根 : 眼、 耳、 鼻、 舌、 身、 意: 六识: 眼识 、  

d a n g /   d u  b y e d  d a n g  l  r n a m  p a r  s h e s  p a   耳识、 鼻识、 舌识、 身识、 意 识 。六根 对 六 尘发 生 六  r n a m s   s t o n g   p a ’ o /  

识 ,这 是十 八 界相 互 的关 系 。k h a m s   b c o   b r g y a d  

b o   I  k h a m s  d r u g / b r t e n  p a  r n a m  s h e s  k y i  

比较 : 三种译 文基 本相 同 。说 明与“ 五蕴 ” 中 的  d e /d m i g s   p a   y u l   g y i   k h a m s   d r u g /r t e n   d b a n g  

“ 色” 一 样受想行 识也 是空 的道理 。   净, 不 增不减 。   无灭, 无垢 离垢 , 无 减无 增 。   藏文: s h a  

r i ’ i   b u   d e   I t a r   c h o s   t h a m s   c a d  

s k y e s   p a /m a’ g a g s   p a /d r i   m a   m y e d   p a /d r i  

玄奘 : 舍 利子 , 是诸 法 空相 , 不生 不灭 , 不 垢不  k h a m s   d r u g /佛 教认 为 十 八 界 是一 切不 善法 的根 

本, 是 一切苦 厄烦恼 的原 因 。世 间一切事 物无 不 因  法, 才 能证 到真空妙境 , 摆 脱一切 根尘识 界 。   玄奘: 无无 明亦 无无 明尽 , 乃 至 无 老死 亦 无老  管・ 法成 : 无无 明 , 亦 无无 明尽 。 乃至 无老死 , 亦 

藏文 : m a   r i g   p a   m y e d /m a   r i g   z a d  y a n g  

管・ 法成 : 是故 舍利 子 , 一 切法 空性 。无 相无 生  为根 、 尘、 识三 种起作用 。 强调只 有修 得甚深般 若妙 

s t o n g  p a  n y i d  d e /m t s h a n  n y i d  m e d  p a /m a   死尽; 无苦 、 集、 灭、 道; 无智, 亦 无得 。  

m a   d a n g   b r a l  p a   m y e d   p a /b r i  p a   m y e d  p a /   无 死尽 。无苦集灭道 。无 智无 得 。亦 无不 得 。  

g a n g   b a   m y e d   p a ’ o /  

y e d   p a s  n a   r g a  s h i  m y e d /r g a  s h i  z a d   p a ’ i   比较: 译文基本相同。指世间一切法或天地间  m

a r   d u   y a n g   m y e d   d o /s d u g   b s n g a l   b a   d a n g   l   的一切事物,只因五蕴集聚心中而私欲遮蔽真性,   b u n ’ b y u n g  b a  d a n g / ’ g o g  p a  d a n g/ l a m   众生才会 有种种 执着 、 妄执 外境为有 。 才会视所 见 、   k y e d / y e  s h e s  m y e d / t h o b  p a  m y e d  d o / m a   所 闻、 所嗅 、 所触 为真 , 认 为 五蕴 实有 。只有般 若 慧  m

方 才如 同利剑 断除 所有迷 惑 。   玄奘 : 是故 空 中无色 , 无受 、 想、 行、 识; 无眼 、  

t h o b   p a   y a n g   m y e d   d o /  

比较 : 译文 内容无 明显差 异 。此段 主要涉 及佛 

1 0 2 一 

旺多: 《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汉藏译 文比较 

教 的“ 十 二因缘 ’ , 和“ 四谛 ” 。  

( 四) 果位 

m y i  b r

d z u n   p a s   b d e n   p a r  s h e s   p a r   b y a s  t e /  

比较 : 管译 中多 了一  舍利 子 ” 。 内容无差 别 。  

玄奘: 以无所 得故 , 菩提 萨堙 , 依 般若 波 罗蜜 多  咒 : 梵文 为 D h a r a n i , 音 译 为“ 陀 罗尼 ” , 藏 文 译 为  故, 心 无 呈碍 。 无 里碍 故 , 无 有恐怖 , 远 离颠倒 梦想 ,   s n g a g s意 思是“ 有 力量 的语言 ” 。佛 教认 为, 不 断念  究竟涅 桀 。   依止般 若 波罗蜜 多 。心 无障碍 。无有 恐怖 。超过 颠  咒, 就 是语 言 的一种 熏 修 , 不 知 不觉 中就 受到 了教 

  管・ 法成 : 是 故舍利 子 。 以无 所得 故 。 诸 菩萨众 。   化。

玄奘 :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即说咒日: 揭谛揭  谛, 波罗 揭帝 , 波 罗僧揭 帝 , 菩提 萨婆 诃 。   倒。究竟涅粱。   管・ 法成 : 故 知般 若波 罗 蜜 多。是 秘密 咒 : 即说  藏文 : s h a   r i   b u   d e   l t a   b a s   n a /b y a n g   c u b   s e m s  d p a ’ r n a m s  t h o b  p a  m y e d  p a ’ i  p h y i r /   般 若波 罗蜜 多咒 日:   s f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p h y i n   p a   l a   b r t e d   c i n g   峨 帝峨帝 。波哕 峨帝 。波哕 僧峨 帝 。菩提 萨婆 

g n a s   t e /s e m s   l a   s g r i b   p a   m y e d   p a /s k r a g   p a   诃  m y e d   d o /p h y i n   b c u   l o g   l a s   s h i n   d u’ d a s   n a s   m y a   n g a n   l a s’ d a s   p a r   p h y i n   t o /  

’  

藏文: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p a ’ i  

s n g a g s  s m r a s  p a   / t + y a d a d + y a   t h a  g a   t e  g a  

e   p a   r a   g a   t e /p a   r a   s a n g   g a   t e /b o   t e   s A —   比较 : 除 了一 些 词语 的用 法 外 , 译 文 无 明 显差  t A / /   异。 这 段话 的意 思是唯 有依靠 般若智 慧 才能最 后 到  h

比较: g a   t d ' 揭谛” : 为“ 去吧 ! ” 或“ 度” 之意, 这  玄奘: 三 世诸 佛 依般 若 波 罗蜜 多 故 , 得

阿 耨 多  也就 是深般 若 的特 有功 能 , 度众 生 到彼 岸 ; 重 复“ 揭  谛 ” 二字 , 无非是 自度度 他 的 意思 ; p a   r a ' ‘ 波 罗 ” : 彼  罗三 藐三 菩提 。  

达涅粱 ( 佛) 境界 。   管・ 法成: 三 世一 切诸 佛 , 亦 皆依 般 若波 罗 蜜多  岸 ; p a   r a   s a n g   g a   t e“ 波 罗僧 揭 谛 ” : 便 是“ 普 度  故, 证得 无上 正等菩 提 。  

自我及他人都到彼岸 ” ; “ 菩提 ” :觉; “ 萨婆诃 ” : 迅  藏文: d u s  g s u m   d u   r n a m   p a r   b z h u g s   p a ’ i   速, 意为依 此心 咒 , 迅速 获成 大 觉 。  

( 六) 最后 

s a n g s  r g y a s  t h a m s  c a d  k y a n g  s h e s  t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p a ’l a  b r t e n  n a s /b l a  n a  

m y e d  p a   y a n g   d a g  p a r   r d z o g s  p a ’ i  b y a n g  c u b  

玄奘 : 完。   管・ 法成: 舍 利子 , 菩萨 摩 诃 萨 , 应 如 是修 学 甚  深 般若 波罗蜜 多 。  

藏文 : m a   r i g’ k h r u l   d a n g   c i g /l h a g   c h a d  

d u   m n g o n   p a r   r d z o g s   p a r   s a n g s   r g y a s   s o /  

比较 : 玄奘 用梵 文 A n u t t a r a s a m y a s a m b o d h i 音 

译为 “ 阿耨 多罗三 藐 三菩提 ” 。而 法成 和藏 文 用意  n o r   d a n g   b z h i /c i’ g a r   b a   b z o d   p a r   s o l / / 如  译 :证 得无 上 正 菩提 y a n g   d a g   p a r   r d z o g s   p a ’ i   有 误解 、 错误 、 增减 恳请予 以谅 解—— 本人 译 。  

b y a n g  c u b  d u  m n g o n  p a r  r d z o g s  p a r  s a n g s  

r g y as  

p h a g s  p a  s p y a n  r a s  g z i g s  d a n g  t h u g s  

r j e  m c h o g / k u n ’ p h a g s  p a  s p y a n  r a s  g z i g s  

C E ) 神咒 

s h e s   r a b   s a l   g y i   y i   d a m   y i n   n o / / 圣观 自在 菩 

玄奘 : 故知般若波罗蜜

多 , 是大神咒, 是大 明   萨 乃智 慧 本尊 也——本 人 译 。“ 法藏 P e 1 . t i b .   咒, 是无 上咒 , 是无 等等咒 , 能 除一切苦 , 真 实不虚 。   0 0 2 2 ” 敦煌 藏藏文完 。   管・ 法成 : 舍利 子 , 是故 当知般 若波 罗蜜 多大 密  咒者 , 是大 明 咒 , 是无 上 咒 , 是无 等 等 咒 , 能 除一 切  诸 苦之 咒 , 真 实无倒 。   玄奘 : 完。  

管・ 法成: f 舍利子 ! 菩萨摩诃萨应如是修学甚  深般 若波 罗蜜 多J 尔 时, 世 尊从 彼 定起 , 告圣者 观 自  

藏文: d e   l t a   b a s   n a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在菩萨摩诃萨日: 『 善哉 , 善哉 ! 善男子 ! 如是, 如是 !  

d u  p h y i n  p a ’ i  s n g a g s / r i g  p a  c h e n  p o ’ i   如汝所说。 彼当如是修学般若波罗蜜多。 一切如来  s n g a g s /b l a   n a   m y e d   p a ’ i  s n g a g s /m y i  n y a m   亦当随喜。J  

时薄伽梵说是语已。具寿舍利子, 圣者观 自 在  t h a m s   c a d   r a b   d u   z h i   p a r   b y e d   p a ’ i  s n g a g s /   菩萨摩诃萨, 一切世 间天 、 人、 阿苏罗、 干闼婆等 , 闻  

p a  d a n g  m n y a m  p a ’ i  s n g a g s / s d u g  b s n g a l  

1 0 3 — 

旺多: 《 般若 波罗蜜 多心经》 汉藏译文 比较 

佛 所说 , 皆大 欢喜 , 信 受奉 行 。  

译本 相 同。  

d p a’ ch e n  p os  d e  l t a r  s he s  t a b  k yi  ph a  r ol  

形成 发 展 同样 产生 了较 大的 影响 。 吐蕃时期 数帚/ f  

藏 文 :现 存 大藏经 藏译 文 内容完全 与管 ・ 法成  少 的汉 文佛 典被译 成藏 文 , 更值 得关注 的是 汉传佛  教 禅 宗 思想 对吐 蕃 的影 响 。2 0世 纪 由于敦煌 古代  应 该 说汉藏 佛学研 究 同样具有 学 术潜力 。 其 中一项 

勘。  

s h a   r i ’ i   b u /b y a n g   c h u b   s e m s   d p a ’s e m s   文献 的发现 ,在 国 内外 汉藏 佛学 研究 曾一度 活跃 ,   d u   p h y i n   p a  z a b   m o  l a   b s l a b   p a r   b y a ’ o /d e   极 为重 要 的 工作应 该 是 汉藏 佛 经 翻译 的研 究 和对 

n as  b c o

m  l d a n  ti n g  n g e ’ dz i n  l a s  d e  l as   bz he n gs  t e  by a ng  c hu b  s e ms  d p a’ s e m s  d p a’  

c h e n  p o ’ p h a g s  p a  p a  s p y a n  r a s  g z i g s  l a  

参考文 献 

l e g s  S O   z h e s   b y a   b a   b y i n   n a s /l e g s  S O   l e g s  

1 】 任 继愈 淙 教 词典 【 M1 . 上 海: 上 海辞 书 出版社 , 2 0 0 9 .   s o /r i g s   k y i  b u /d e   d e   b z h i n   n o /r i g s   k y i   【 2 】 [ 3 】 刘昀, 等. 旧唐 书・ 吐蕃传( 卷 一百九十六上) f M】 . 上海: 中  b u   d e   d e   b z h i n   t e /j i  i t a r   k h y o d   k y i s   b s t a n   f

p a  b z h i n  d u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p h y i n  

华书局, 1 9 7 5 : 5 2 2 1 , 5 2 2 2 .  

p a  z a b  m o  s p y o d  p a  l a   b y a  s t e / d e  b z h i n   g s h e g s   p a   r n a m s   k y a n g   r j e s   S U   y i   r a n g   n g o /  

b o o m   l d a n ’ d a s  k y i S  d e  s k a d   c e s  b k a ’ b s t s a l  

【 4 】 王森 . 西藏佛教发展史略【 M] .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 出版社,  

1 99 7: 5 .  

f 5 】巴 色朗. 巴协 ( 藏文) 【 M】 . 北京: 民族 出版社, 1 9 8 2 .  

【 5 】 王尧. 西藏文 史考信 集f M] . 北京 : 中国藏 学出版社, 1 9 9 4 .   n a s /t s h e   d a n g  l d a n   p a   s h A   r e   d w a   t i ’ i  b u   f 7 ]h  s e r p h y i n   s t o n g   p h r g   b r g a y   p a , 巴俄 ・ 祖拉成 瓦. 贤者喜 宴  d a n g/b y a n g   s e m s   d p a ’d p a ’s e m s   d p a ’c h e n   ( 藏文 ) 【 M】 . 北京: 民族 出版社, 1 9 8 5 : 1 8 2 .  

p o ’ p h a g s  p a  s p y a n  r a s  g z i g s  d b a n g  p h y u

g  

[ 8 】 洪修 平, 许 颖. 佛 学问答[ M】 . 北京 : 中国人 民大学 出版社 ,  

20 09 : 1 7 5 .  

d a n g / t h a m s  c a d  d a n g  l d a n  p a ’ i’ k h o r  d e  

9 】 玄奘. 般 若 波 罗蜜多心经【 M】 / / 大正藏 第8 册( 卷1 ) : 8 4 &   d a g   d a n g/ l h a   d a n g /m i  d a n g /l h a   m a   y i n /   [ 1 0 】( 美) 伊 丽莎白 ・ 纳珀. 藏传佛 教 中观 哲学f M】 侧 字光, 译  d r i  z a r   d a c a s a   p a ’ i’ j i g   r t e n   y i   r a n g s   t e /   [

b c o m  s d a n ’ d a s  k y i s  g s u n g  p a  l a  m n g o n  p a r  

北京: 中国人 民大学出版社, 2 0 0 6 : 2 .  

b s t o d   d o /’ p h a g s  p a   s h e s   r a b   k y i   p h a   r o l  d u  

【 1 1 ] [ 1 2 1 1 1 3 】 【 1 4 1 1 1 5 ] [ 1 6 ] [ 1 7 】 《 大正藏》 第8 册( 卷1 ) [ M】 . 中华 

电子佛典协会, 8 4 7 , 8 4 8 , 8 4 9 , 8 4 9 , 8 5 0 , 8 5 0 , 8 5 0 .   [ 1 8 】 黄明信. 至元法宝勘 同总录及其 藏译本笺证 f M1 . 北京 中  

p h y i n   p a ’ i   s n y i n g   p o   r d z o g s   s o i l[ 2 。  

比较 : 管・ 法成 译文属广 本 , 有头有尾 , 由序 、 正  国藏 学出版社, 2 0 0 3 : 2 4 .   文、 跋 文组 成 。 玄 奘  经》 是略本 , 藏 文也有 不 同的  【 1 9 】 [ 2 2 ] 2 0 0 7 年, 四 川 大学 道教 与 宗教 文 化研 究所 陈 兵 老 师 

译本  。  

结 语 

上《 佛教 经典研读》 课 时介绍过。  

【 2 o 】 在翻译学中, 译本称为“ 翻译产品” 。语言上 “ 目的语” 简 

称T L, 原语简称 s L 。  

『 2 1 】 ‘ ‘ 西方三 圣佛” &- -, 中国佛教 的四大菩 萨之 一。佛教把 

由于 历史 上 我 国西藏 与 印度 之 间宗 教文 化 上  形 成 的密切 关系 , 藏 传佛教 与 印度佛 教 的研 究 引起  人 们 的极大 兴 趣和 关注 , 形 成所 谓“ 印藏 佛学 研 究 

他描 写 为 大 慈 大 悲 的菩 萨。 称 遇 难 生 只要 念 诵 其 名 号 , “ 菩  萨即 时观 其音 声 ” , 前往 拯救 解脱 , 故 名 。相传 其 显 灵说 法 的 

道场在浙江省普陀山。

据称观音 可应机 以种种化 身救众苦 

难。任继愈 淙 教词典[ M】 . 上海: 上海辞书 出版社, 2 0 0 9 .  

( I n d o - T i b e t a n   B u d d h i s t   S t u d i e s ) ’ 饲。 在这个研究  【 2 3 】 德格版 、 北京版《 大藏经》 [ M】 .  

领域人才辈 出、 成果卓著, 具有较强的学术潜力。 而  [ 2 4 1 《 心经》 分为略本和广本之 分, 如玄奘译本属于略本 , 管・  

“ 汉藏佛学研 究 ( S i n o - T i b e t a n   B u d d h i s t   S t u d —   法成译 本属广本。藏文中也有 多种版本 , 如本文用敦煌本为  

大藏经中也有广本。   i e s ) ” [ 衡 ] 却 没有得 到人 们足够 的重视 。汉藏 两个 民  略本 ,

2 5 ] [ 2 6 1谈 锡 永 , 沈 卫 荣, 邵松雄. 圣无 分 别 总持 经 对勘 与 研 究  族间的关系源远流长, 汉藏佛教界的交流和关系同  [ M】 . 北京: 中国藏学 出版社, 2 0 0 7 .   样频繁和密切 。按照传统的说法, 藏传佛教的来源  【

并不是单一的印度佛教, 汉传佛教对于藏传佛教的  

[ 下转第 1 3 6页]  

— —

1 0 4— —  

霍巍: 试论西藏高原的史前游牧经济 与文化 

系, 西藏 自治区文物局. 西藏札达县皮央 ・ 东嘎遗 址古墓群试 

【 5 ( ) 1 冯汉骥. 岷江上游的石棺葬0 】 考 古学报, 1 9 7 3 ( 2 ) .   [ 5 2 1 1 5 3 ] [ 5 4 1 1 5 5 】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 究所. 皮央 ・ 东嘎遗址考 

古报 告 [ M】 . 成都: 四 川 人 民 出版社 . 2 0 0 8 : 2 7 3 — 2 8 3 , 2 8 2 — 2 8 3 ,  

2 5 0 , 图 1 0 — 4 , 2 5 3 、 图1 0 — 6 .  

掘 简报卟 考古, 2 0 0 1 ( 6 ) .  

[ 4 o ] ( 意) G . 杜 齐. 西藏考古 【 M】 . 向红 茄, 译, 拉 萨: 西藏人 民出  

版社, 1 9 8 7 : 4 —1 0 .  

[ 4 1 1 1 4 3 1吕红 亮. 西喜 玛拉雅岩 画欧亚草原 因素再检讨 卟 考  [ 5 7 ] [ 5 8 】 西 藏 自治 区山 南地 区文 物 局 .西藏 浪卡 子 县 查 加 沟 

古. 2 0 1 0 ( 1 0 ) .  

古墓 葬的清理 Ⅱ ] . 考古, 2 0 0 1 ( 6 ) . 但据 透露其后还发 现另一座  墓葬 同位 于浪卡子县 , 也 出土有 黄金制 品 , 关于此墓 的具体 

f 6 0 ] 四川大学考古学系, 西藏 自治区文物局 . 西藏 日土县塔康  巴岩 画的调查 . 考古, 2 0 0 1 ( 6 ) .   【 6 1 】 王小甫. 唐、 吐 蕃

、 大食政治关 系史f M】 . 北京: 北京 大学 出  

【 4 2 】 童恩正. 西藏考古综述D 】 . 文物, 1 9 8 5 ( 9 ) .  

[ 4 4 】 此处石棺葬基地 系 2 0 0 2 年9 - 1 1月由四川大学考古 系   情况 目前 尚不得而知.   调查发现, 并清理 了其 中 5 座墓葬, 有 关材料 尚在整理 中。  

【 4 6 】 汪 宁生. 试论石寨 山K4  ̄[ G ] / /中国考古学会 第一次年 

会 论 文集 . 北京: 文 物 出版 社 , 1 9 8 0 .  

[ 4 9 】 李林辉.西藏阿里地 区考 古新发现—— 曲踏墓地 【 G 】 / /   版社. 1 9 9 2 : 3 2 .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 青藏高原史前研 究国际学术会议 

手册与提要. 成都, 2 0 0 1 : 1 4 9 - 1 5 0 .  

Th e   P r e h i s t o r i c   Pa s t o r a l   Ec o n o my   a n d   Cu l t u r e   o f  

Ti be t   Pl a t e a u 

Hu o   We i  

( C e n t e r   o f   T i b e t a n   S t u d i e s   o f   S i e h u n  a U n i v e r s i t y , C h e n g d u   6 1 0 0 6 4 )  

Ab s t r a c t :Ba s e d   o n   t h e   a n a l y s i s   o f   a r c h a e o l o g i c a l   ma t e r i a l s , t h i s   a r t i c l e   d e mo n s t r a t e s   t h e   o ig r i n   a n d   t h e   b a s i c   f e a t u r e s   o f   t h e   p r e h i s t o ic r   p a t o r a l   e c o n o my   a n d   c u l t u r e   o f   T i b e t   a s   w e l l   a s   t h e   mi g r a t i o n   o f   t h e   T i b e t a n   a n d   t h e   a r e a s   t h e y   mi ra g t e d   S O   a s   t o   c o n c l u d e   f r o m  e v i d e n c e   t h e   e c o - e n v i r o n me n t , l i f e   s t a t e ,a r t i s t i c   c r e a t i o n , a n d   S O   o n   o f   t h e   p r e h i s t o i r c   n o ma d s   r f o m  a b o u t   5 0 0 0   y e a r s   a g o   t o   t

h e   E a r l y   Me t a l   A g e   o f   T i b e t . T h e   h i s t o i r c a l   c o u r s e   o f   p imi r t i v e   a g ic r u l t u r e   t r a n s f o r mi n g   t o   p l a t e a u   n o ma d i s m  i s   r e v e a l e d   a s   w e l 1 .   Ke y   wo r d s : T i b e t   a r c h a e o l o g y ; p r e h i s t o ic r   a r c h a e o l o y; g n o ma d i c   c u h u r  

[ 责任编辑: 蔡 秀清 ]  

[ 上接 第 1 0 4页]  

A  Co mp a r i s o n   b e t we e n   t h e   Ch i n e s e   a n d   t h e  

T i b e t a n   T r a n s l a t i o n   o f   P r a j n a p a r a mi t a h r d a y a s u t r a  

Wa n g d o r  

( S e h  ̄l   o f   H u m a n i t i e s , T i b e t   U n i v e r s i t y , L h a s a , T i b e t   8 5 0 0 0 0 )  

Ab s t r a c t :  

n a p a r a mi t a h r d a y a s u t r a   i S   a l S O   c a l l e d   Hr d a y a s u t r a   f o r   s h o r t . I t   i S   c o n s i d e r e d   a s   t h e   e s s e n c e   o f  

a l l   P r  ̄n a   S u t r a   a n d   h a s   i t s   p l a c e   i n   t h e   T i b e t a n   B u d d h i s m. Mo r e o v e r . i t   h a s   a n   i m p o t r a n t   e f f e c t   o n   t h e   H a n   S  

Bu d d h i s m  a n d   b e l i e v e r s . T h e r e   a r e   f e W   c o mp a r a t i v e   s t u d i e s   o f   t l l e   C h i n e s e   a n d   t h e   T i b e t a n   t r a n s l a t i o n   o f   Hr —  

d a y a s u t r a .I t   i s   o f   g r e a t   s i g n i i f c a n c e   t o   c o mp re a   t h e   t wo   t r a n s l a t i o

n s   or f   s t u d y i n g   C h i n e s e   a n d   T i b e t a n   l a n 。 。   g u a g e , v o c a b u l a r y , a n d   t r a n s l a t i o n   me t h o d s   a s   w e l l   a s   t h e   h i s t o r y   o f   t h e   e x c h a n g e s   o f   t h e   Ha n   s   a n d   T i b e t a n  

B u d d h i s m  a n d   t h e   p r o c e s s   o f   c u l t u r e   e x c h a n g e   a n d   h i s t o y  r f u s i o n   o f   t h e   t wo   n a t i o n a l i t i e s .   Ke y   wo r s: d Hr d a y a s u t r a , " t h e   C h i n e s e   a n d   t h e   T i b e t a n   t r a n s l a t i o n s ; c o mp a i r s o n  

[ 责任编辑 : 周 晓艳]  

】 3 6 —  

范文六: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原文+翻译) 投稿:崔塿墀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原文+翻译)

★般若:大智慧

★波罗蜜多:到达彼岸

★菩萨:觉而有情(是梵文:“菩提萨埵”的简称。菩提是觉悟,萨埵是有情,菩萨二字可解为觉而有情)

★涅盘:智能产生飞跃

Ⅰ、无论在地球或在外星的生命,只要达到得道的标准都可称为“究竟涅盘”

Ⅱ、无论哪一级别的菩萨和佛,在离开人间脱离肉体时,亦可称“涅盘”

★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彻底觉悟的高层次(无上正等正觉)

Ⅰ、阿:无

Ⅱ、耨多罗:上

Ⅲ、三:正

Ⅳ、藐:等

Ⅴ、菩提:觉

(三世诸佛的能量和大智慧,已达到相当高的标准)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掌握运用大智慧,到达彼岸而觉悟的核心根本经典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能够自由自在地观察自身佛性之奥秘的觉者,在运用大智慧深入研究生命是如何到达光辉彼岸的过程时,真实地看到,构成宇宙万事万物的五种因素(色、受、想、行、识)原本具有可变的空态性质,没有不可变的实体,一切痛苦灾难,都能被这一空态度脱而化解掉。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弟子们,从宏观角度看,色和空没有区别;从微观角度看,空与色也相同。空是色的分解,色是空的化合。尽管你反复透彻地去领受、深思、认知和识别,其结论仍然不变。

Ⅰ、色:指可见物体,如人、物品、山水等(非颜色、姿色)

Ⅱ、空:不是什么也没有,只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罢了。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弟子们,凡有形象和无具体形象的事物,其本质都具有空性和可变的特点,不参在生长灭亡、肮脏洁净、增多减少。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身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所以,空中没有色的实体,没有对色的思维意思。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要归于空;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也要归于空。没有六根六尘的界限和其被认识的界限,心中没有不明白、不自觉和因不明白而烦恼的影子,知直到没有老死和老死的影子,没有累积恶因所造成的苦果,没有修炼道法而成就的品位。不运用智巧去获得什么,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缘故。

◆菩提萨陀,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

菩萨因为

运用那到达彼岸的大智慧的缘故,清净的心没有一丝挂念,没有挂怀和障碍就免除了恐惧害怕,便脱离了异想天开的梦幻杂念,最终觉悟得道而成正果。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

那些过去、现在、未来佛,依靠那到达彼岸的大智慧,荣获了无上正等正觉的大果位。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所以确认:到达彼岸的大智慧是修炼中最神圣的准则,是最光明的法器,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是无与伦比的规范。能真实而不虚妄地将全部苦难化解清除,所以要牢记“般若波罗蜜多”这句真言。

◆即说咒曰:揭缔,揭缔!波罗揭缔,波罗僧揭缔,菩提萨婆呵。

既然如此,便号召众生:去吧,去吧!彼岸是归宿,为修我佛,赶快用行动去成就无上正觉吧。

范文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及白话译文 投稿:万儷儸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及白话译文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唐 三藏法师玄奘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密多咒,即说咒曰:

揭帝,揭帝,波罗揭帝,

波罗僧揭帝,菩提萨婆诃!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白话译文)

《金刚经 心经 坛经》书中的翻译

观世音菩萨,修习深妙般若,功行到了极其深妙的时候,观照彻见五蕴都是因缘和合的,并没有自性,当体即空,除去了造业受苦的根源而无有烦恼,因而得以度脱一切烦恼生死之苦厄。

舍利弗!世间存在的(色)本来就与空不是异质的,作为存在之底蕴的空也与任何物质形式没有什么不同。那么物质的本体就是空,空的现象就是物质。人的受、想、行、识也应该看作是这种“色”与“空”的统一。

舍利弗!这些五蕴等一切诸法,都是因缘和合的,当体即是空相,本来没有所谓缘聚为生,和缘尽为灭;不因被恶的因缘所染而变为垢,亦不为善的因缘所熏习而成净,也不是悟时为增,迷时为减的虚妄之相。

因此从根本上看,这个空之中并没有物质之色,并没有感受、想象、意志和意识,也没有作为认知活动依据的眼、耳、鼻、舌、身、意官能,也不存在那作为六种认识官能的对象的色、声、香、味、触、法,也没有能见之眼根,乃至于没有别尘境之意根;也没有作为认知所得的六种意识。没有无明,也没有灭尽的无明,甚至于没有老死,也没有灭尽的老死。也即没有知苦、断集、修道、证灭的圣教实践过程;没有根本的般若智慧,也没有凭借此智慧所证的佛果或者所求的境界。

由于并不存在所证之果,所以菩萨依止般若波罗密多的胜妙法门修行,而不再有牵挂滞碍。因为没有牵挂滞碍,所以不再有恐怖畏惧。因而远离了关于一切事物的颠倒和幻想,达到了究竟的涅槃

。十方三世所有的佛世尊,也都是如此依止般若波罗密多的胜妙法门修行,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圆满佛果。所以,确知般若波罗密多是一种大神力的咒,是一种具有大光明的咒,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咒,是一种绝对无与伦比的咒,它能解除世间一切众生的苦难,这是的的确确的事实。

所以,在这里宣说般若波罗密多的总持法门,也就是宣说如下咒语: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咒语译文(注:由于咒语有其特殊的意义,因此咒为五不翻中秘密不翻):度、度,度到彼岸去,普度众人一切到彼岸去,(依此般若波罗蜜多心咒),便能急速得成大觉,成就无上的菩提。

心经白话译文

 

观自在菩萨修习般若功夫,功行已达深久而纯熟的地步,其大智如同明镜,无一物不尽显其中;其智光犹如太阳,无一物不能尽照。所谓五蕴,亦即作为物质的色境、随境的感受、因感受而起的思念、内心的意志取向以及针对世间所有万物的认知活动和观念,在般若智慧的观照之下,无不显现本有的空相。由于相空,从而除去了一切妄念;由于除去了妄念,从而不生烦恼,不起业惑,因而得以度脱一切灾难与苦厄。

舍利子啊!那作为物质界的色本来就与空没有什么区别,那作为世间一切存在的本来之相,那作为存在之底蕴的空也与任何物质形式没有什么不同。其实,从现象反映本质的角度看,色就是空;从本质依托现象的角度看,空则就是色。进而可以说,五蕴的其他四者,即色之外的感受、想念、意志和意识,同那作为一切事物的本相之空也是这种关系。因而也可以说,受即是空,空即是受;想即是空,空即是想;行即是空,空即是行;识即是空,空即是识。

舍利子!这世间的一切事物和现象皆称为诸法。这一切法的本相便是空。这空相既没有生起,也没有消灭;既没有垢染,也没有清净;既不能有所增长,也不能有所减损。空是从无始以来便无动作、无变异、无生灭的。空是原本寂然,是在时间序列上无从加以分辨区别的。所以我说,从根本上看,这个空之中并没有物质之色,并没有感受、想念、意志和意识;也没有作为认知活动依据的六种官能,即没有有眼耳鼻舌意所代表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和知觉;也不存在那作为六种认识官能的对象的色、声、味、触、法,也就是形象、声音、气味、滋味、软硬冷暖等以及可以成为思想对象的一切事物;也没有六种作为认知官能的根器;没有六种作为认知对象的尘境;也没有作为认知所得的六种意识。

这便是

从眼界开始数下去,直到意识界才结束的十八界。不仅空中没有十八界,也没有十二因缘;即没有从无明开始,直到老死而再生的生命系列,也没有超越生死的老死尽这一最终环节;不仅没有十二因缘,也没有认识人生本质,超越生命局限性的四谛道理,也即没有知苦、断集、修道、证灭的圣教实践过程;没有根本的般若智慧,也没有凭籍此智慧要把握的任何东西。

由于并不存在智慧要把握的对象真理,所以菩萨修行就要实证这一无所得的境地,这也就是依止般若波罗蜜多修行法门的本意。因为依止般若波罗蜜多,无所不了,所以心中任运自在,不再有牵挂滞碍,所以不再有恐怖畏惧,远远地离弃了关于一切事物的颠倒想,离弃了关于众生所处境地的幻想,达到了究竟的涅槃境地。

十方三世的所有佛世尊,也都是如此,因为依止了般若波罗蜜多的智慧法门,才得到无上正等正觉的。据此我才说,般若波罗蜜多是神妙而不可思议的诸佛之母,是破除生死无明障碍的光明之师,是无以伦比的至尊至上的总持法门,它能解除世间一切众生的苦难,它与作为一切诸法的真实而不虚妄的空相是不二而没有分别的。所以,在这里宣说般若波罗蜜多智慧度生死的总持法门,也就是宣说如下的咒语: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范文八:_般若波罗蜜多心经_汉藏译文比较_旺多 投稿:马亐云

第28卷第1期2013年3月

西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JOURNALOFTIBETUNIVERSITY

Vol.28No.1Mar.2013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汉藏译文比较

旺多

(西藏大学文学院

西藏拉萨850000)

摘要:《般若波罗蜜多心经》(Prajnaparamitahrdayasutra简称《心经》),被认为是一切般若经的要义、精

髓,在藏传佛教中占有一席之地,特别是在汉传佛教及信徒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影响。汉藏《心经》译文比较研究是一个薄弱环节,通过《心经》译文比较,对探究汉藏佛教的语言、词汇、译风,追溯汉藏间佛教界交流的历史,进一步挖掘汉藏两个民族文化交流和历史融合过程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心经》;汉藏译文;比较

中图分类号:B948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738(2013)01-097-08

般若,梵文prajna音译,全称般若波罗蜜多,“智度”、“明度”等,通过般若智慧到达涅槃之意即

彼岸。“《大智度论》卷一百:‘般若波罗蜜多是诸佛

[1]母,诸法以为师,法者是般若波罗蜜多。”“空性”是佛学理论最根本性的重要范畴,佛教

一、汉藏《心经》译本体现了汉藏佛教界的交流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各民族间政治、经济、

文化的交流是非常频繁的,其中文化交流史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内容。吐蕃时期是汉藏佛教界交流的黄

对整个宇宙及人生本质的看法主要体现在“空性”金时期,在这种背景下开始了汉藏佛经翻译,汉传

中,也是佛学最不易理解和诠释的重要内容。大乘佛教佛经翻译的经验对吐蕃译师产生了一定的影佛教兴起后,佛教的“空性”观有了长足的变化和发响,佛经翻译实践也成为汉藏佛教界以及唐蕃关系展,特别是般若类的经典提出了“体空观”(色空观)。说明“空”不是表现在事物的现象上,而是事物本身所具有的属性,是事物的本质。而《心经》被认为是一切般若经的精要。

大乘佛教是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的重要特征,所以佛经翻译最显要的地方应该是大乘类经典的译本和注疏,尤其是般若类经典。

的重要一环。这对汉藏佛教的发展、维护祖国统一、

加强民族团结、汉藏文化交流史等都产生了巨大影响。据统计,吐蕃时期汉藏佛经翻译成果达50种左右。

公元634年松赞干布主动与唐中央加强了关系,掀开了汉、藏文化交流新的一页。《旧唐书》记:“贞观八年,其赞普弃宗弄赞始遣使朝贡。弄赞弱冠嗣位,性骁武,多英略,其邻国羊同及诸羌并宾伏

收稿日期:2012-11-12

作者简介:旺多,男,藏族,西藏日喀则人,西藏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藏族历史、西藏宗教史。

旺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汉藏译文比较

[2]

之。太宗遣行人冯德遐往抚慰之。见德遐,大悦。”[3]“仍遣酋豪子弟,请入国学以习《诗》、《书》。”据《布顿

迦勒贡、沃贡韦贡、拉隆路贡三人担任,助理翻译由

[5]

琼波孜孜等人担任。迎请汉和尚玛果来译经。”9

等众多藏文史书记载,7世纪,汉族和尚大《丹噶目录》和《旁塘目录》中还记载了佛教史》世纪编订的

天寿(mahadewatshe)到吐蕃后与藏人以及印、吞米桑布扎以来佛经翻译的数量,已译出的佛经总尼人等一起参与佛经翻译,应该说汉藏佛教界的交流开始于公元7世纪。文成公主入藏后致力于汉传佛教在吐蕃的流传,并经八卦推算确定修建大、小昭寺位置。从此,在松赞干布的倡导下,文成公主、赤尊公主于拉萨及其周边地方建寺立庙,甚至在吐蕃境内修建了十几所庙堂。“义净(635-731)《求法高僧传》记前后有汉僧8人往来于长安与印度之间,他们都曾路经拉萨,有的还曾由文成公主资助

[4]旅费。”这种情况在西藏日喀则地区吉隆县发现的

数达738种,其中标明译自汉文的佛经有20多部

(种)。在《布顿佛教史》中也明确标明由汉文翻译的佛经名称与数量。

5000多份珍贵的敦煌藏文写卷中,佛经翻译成果占据相当的比重,其中也有汉译藏佛经,这些成果也是汉、藏及其他民族翻译者共同完成的。其中就有精通汉藏梵三种文字、佛教界颇具影响的著名藏族翻译大师管·法成('goschosgrub),他是9世纪前半期活跃于敦煌的著名译经大师,在敦煌

《大唐天竺使之铭》摩崖石刻得到证实。(主要在永康寺)期间,以‘大校阅翻译僧’、‘大蕃国

总之,佛教初传吐蕃时期文成公主与汉僧以及之名义,主持汉藏佛经的翻译,个人大德三藏法师’尼泊尔公主在吐蕃的传教活动,确定了拉萨(逻些)译著多达30多部。公元848年敦煌复归唐朝管辖作为佛教圣地的时空地位,并赋予信仰文化乃至神以后,管·法成仍居住在沙州开元寺(敦煌)从事佛圣的概念,开辟了汉藏佛教界交流的先河,为进一经翻译和专心致力于《瑜伽师地论》等的讲解,“直步加强和密切唐蕃政治、到公元859年以前还可以见到法成活动的踪迹”经济、文化上的交流奠定。[6]了坚实基础。

7世纪开创的汉藏佛教界的交流由于松赞干布的去世,吐蕃政权落入噶氏家族手中而一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汉藏佛教界的交流一度走向低谷。

他的大部分译著被收录到藏文《大藏经》中。

吐蕃时期汉藏佛教界的交流主要表现在:①汉藏佛经翻译方面的交流;②汉传佛教禅宗思想的传播;③汉传佛教大师到吐蕃讲经传法;④以佛教交流为主线,推动了各方面的交流,包括儒学思想、医

8世纪初,吐蕃赞普赤德祖赞派大臣桑希等四学历算、寺院建筑、陵墓石碑等文化的吸收和交流,

礼品去唐朝求取佛典。另据西藏历史、文化的交流带来了双方共同的发展。人带着书信、

教法史书记载,金城公主在吐蕃组织人员翻译了

《百业经》、《金光明经》等多部佛教经典和医药、历算书籍,并派遣吐蕃贵族子弟入长安学习中原文化、读学儒书等。从吐蕃佛教发展史与汉藏佛教界的交流来看,8世纪赤德祖赞的执政和金城公主远嫁吐蕃具有重要的意义。

8世纪末至9世纪中是汉藏佛教界交流的黄金时期。禅宗(顿门派)大师摩诃衍那(mahayana)在吐蕃的宗教活动被视为汉传佛教(禅宗)在吐蕃的发展达到顶点,其奉行的“见性成佛”、“以心传心”思想奠定了禅宗在吐蕃的影响基础。这时还把禅宗的一些重要经典译成藏文,甚至使用藏文著述禅宗经典。

佛经翻译也是8世纪吐蕃佛教发展的重要内容。在桑耶寺的译经团队中不仅有梵藏翻译大师,也有汉藏翻译大师。据《巴协》记:“汉文的翻译由占二、《心经》汉藏版本及注疏基本情况藏传佛教前弘期佛经翻译开始于公元7世纪,大盛于8世纪下半叶至9世纪初期,结束于9世纪中后期,前后共约200年。7世纪到底翻译了哪几

部佛经,翻译的数量等无法找到准确的数字。前弘期佛经翻译成果最可靠的资料是现藏于大藏经中的《丹噶目录》和现藏于西藏博物馆的《旁塘目录》。在藏文史籍中,吞米桑布扎时期翻译的佛经中就有

[7]

《般若十万经》的记载。笔者没有考证其真实性,但这至少说明了佛教传入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般若经类的重要性。藏文大藏经中般若经的卷数超过100卷的有《般若波罗蜜多十万颂》(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stongphragbrgyapa)300卷,不到100卷的有《般若波罗蜜多二万五千

颂》(nyikhrilngastongba)有83卷又一百颂、系。十二因缘“即佛教为理解现实人生痛苦的原因

(shesrabsgronme'i'grel《般若灯论广释》以及消除人生痛苦的方法而构建的一种理论,他把bshad)74卷、《般若波罗蜜多一万八千颂》(khri

brgyadstongba)60卷、《般若波罗蜜多一万颂》(khriba)33卷等等。一部长《般若经》的翻译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如此卷轶浩繁的旷世巨著,要物一卷一卷地翻译和手写,必须付出巨大的人力、力、财力。

,梵文Prajnaparami-《般若波罗蜜多心经》tahrdayasutra,藏语shesrabkyipharoldu

phyinpa'isnyingpo简称《般若心经》或《心。全经只有一卷,属于《大品般若经》600卷中的经》一节,被认为是般若经类的提要。玄奘所译《心经》只有260个字,由浅入深地概括了全部《大品般若经》的精要。可谓内容简练,用词得当,易于记读,深受信教群众的喜爱。

人生分为彼此互为条件或因果联系的十二个环节,‘三世两重因果’来说明生死轮回的道理。十二因用缘,它包括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

[8]

有、生、老死等十二部分。”

“空性”,“一切皆空”,是佛学最根本性的重要范畴,佛教对宇宙及人生本质的看法主要体现在“空性”中,也是佛学中最不易理解和诠释的重要内“空性”的概念佛教创立之初就潜存于教容和概念。

理中。原始佛教提出的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涅磐寂静”,其实质就是“空性”最早的表达方我、式。如大山、江河、空气、人、房屋、桌椅等任何东西,尽管它们是固体、液体、气体或可感知的。探究它们的成分后,确实无法找到“物事本身”的本真,这种无所得的状态就是事物的空性。后来“空性”被认为

中:“般若”为梵文Praj-“无常”(mirtagba)也是事物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事物的本质。

na的汉文音译,本义为“智慧”、“睿智”,藏文意译本质所在,任何事物无不每时每刻不断地变化,没为shesrab。佛家认为,俗家“智慧”不是真正意义有永恒不变的东西(事物)。“无我”(bdagmed)就上的智慧。真正的智慧“般若”如灯,能照亮一切。是没有一个作为主体的绝对自我。“涅磐寂静”是众“波罗蜜多”汉文音译,梵文为Paramita,藏文译为pharolduphynpa,意为“度”、“到彼岸”。有“度生死苦海,到涅槃彼岸”之意。所谓“彼岸”是相对于“此岸”而言,轮回生死便喻为“此岸”。指三界众生由于贪嗔痴业,而不得不生生死死于轮回中。只有修得正果,摆脱轮回,才能到达彼岸涅槃世界。“心”则为“中心”“精髓”、、“精要”,亦即一切般若波罗蜜多的精华或精要,藏文译作snyingpo。从此经的名称来看,汉文以音译为主,而藏文中完全使用意译,可以看出对经文名称的不同理解和译风。

“缘起”与“空性”(rtenvbreldangstongnyid)是佛教的两个关键概念。由于不易理解其真正含义,各路佛学家在这一概念诠释上形成很大的分歧。认为若能正确理解和诠释、甚至实践这一概则可认为找到或拥有了理解博大精深佛教根本思想的捷径和钥匙。简单而言,“缘起”、“因缘”也即“十二因缘”,又“十二缘起”或“十二缘生”。藏文译为rten'brelbcugnyis。是佛教关于三世轮回的基本理论,也是佛教最基本的神学理论基础。它的本意为“诸法皆有因缘而起”。指一切物事、现象

互为因果、互为条件的根本关都是一种相互依存、

生脱离生死轮回的彼岸“幸福的乐园”。

大乘佛教兴起后,佛教的“空性”观有了长足的变化和发展,特别是般若类的经典提出了“体空

观”。般若学派对空观最大的贡献在“空”不是表现在事物的现象上,而是事物本身所具有的属性,是事物的本质。正如《心经》所云:“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9]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自佛教创立以来经过了两千五百多年的发展,教徒们一直对这些佛教提出的深层问题进行艰苦的探索和追寻,为了理解这些问题,不同的解答结果产生了不同的宗派。“缘起与空性间关系的两难困局,更是中观学派的头号课题。由伟大的印度学者及瑜伽师龙树在公元早期世纪所创立的中观学,

[10]

一直以来都是义理论争的焦点所在。”“缘起”与

念的本义,正确把握两者的关系、区别以致相容性,“空性”一直成为佛家各路学派争论的焦点。龙树

(梵文Nagajuna,藏文klusgrub约公元150-250年)是大乘中观派的实际创始者。中观学派在印度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后,到公元8世纪传入我国西藏,吐蕃欣然接受了大乘中观学说,将中观派的重

因吐蕃热衷于接受和研习新的要典籍翻译成藏文。

佛教学说,由此也引起了不少争论。基于对典籍的

研究以及诠释也是藏传佛教形成不同宗派的原因

之一。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都非常重视《般若经》的

注释和研究,以《心经》为例,汉文有较著名的翻译、

7种译本,70种注疏。藏文有十几种版本,不仅在《丹噶目录》、《旁塘目录》及《大藏经》中,而且在敦煌也发现了译本。《大藏经》北京版160号:“'phagsp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yingpo”bimalamitradang/rinchensde/nammkha'sogskyi'gyur《世尊母

,是由无垢友、仁钦德、南卡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心经》注疏。译。藏文共有7部

《心经》较著名的7种汉译本:有后秦鸠摩罗什

[11]《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唐玄奘译《般若译

[12]

波罗蜜多心经》、摩竭提国三藏沙门法月重译《普

[13]

遍智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罽宾国三藏般若共

[14]

利言等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唐三藏沙门智

[15]

慧轮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大德三藏法师沙门[16]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西天译经三藏施护法成译

[17]

《佛说圣佛母般若波罗蜜多经》。影响较大的则是后秦鸠摩罗什所译的《摩诃般若波罗蜜大明咒经》和唐玄奘所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以及管·法成的

phyagnardodongyisgronmazhesbyaba”

《世尊母rjesbrtsams/dusrabs11(金刚手著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注义灯》)

No.5220“'phagsp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yingpo'irgyacher'grelpa”Prasastrasenabrtsms(善军著《圣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广疏》

No.5221“'phagsp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yingpozhesbaypa'i'grelkamalashilasbrtsams(莲花戒著《般若波pa”

罗蜜多心(经)疏》)No.5222“shesrabsnyingpo'irnamparbshadpatshulkhrimsrgyalbas'gyur”(阿底峡著《般若心(经)解说》)

No.5223“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yingpo'idonyongssushespa”(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广义遍知》)迦那著

三、汉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译文比较本文中《心经》译文主要以玄奘译本(见于汉文藏》)以及藏文译本(法Pel.tib.0022敦煌本以及现存大藏经中的藏译本)相比较:

(一)经名

玄奘:《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管·法成:《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藏文:(敦煌本)bag+habatipradnyamyithahrIda'ya'/(梵文)bcomldan'dasm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yingpo/

比较:汉文经名相同。藏文中多了bcomldan'das(梵文Bhagavan)即世尊

(二)开头

玄奘:没有开头部分。

管·法成: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住王舍城鹫峰山中,与大苾刍众,及诸菩萨摩诃萨俱,尔时世尊等入甚深明了三摩地法之异门。

藏文:bcomldan'dasm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laphyag'tshallo//'diskadbdaggisthospa'idusgcigna/bcomldan'dasrgyalpo'ikhab/byargodphung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根据《至元录》(28号、29号)已佚[18]。自古以来认为通过读懂此经可以了解般若经类的基本精神。

历代《心经》有70多种注疏[19]:有窺基《幽赞》二卷,圆测《赞》二卷,法藏《略疏》一卷,净慧《疏》一卷等等。另1884年,马克斯·缪勒共南条文雄校订本经大小两类梵本。重将《心经》译成英文并编入《东方圣书》。藏文中有七部《心经》注疏:本次藏文《心经》注疏名称依据胶印《北京版西藏大藏经》,大谷大学图书馆藏,1962年版。

No.5217“'phagsp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yingpo'irgyacherbshadpa”bimalamitradangbandhenammkha'dangyeshessnyingpa'i'gyur

(无垢友著

《圣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广疏》)

No.5218“'phagsp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yingpo'irnamparbshaddznynamitra'amyeshesbshesgnyengyipa”

brtsams(智友著《圣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解说》)No.5219“bcomldan'dasmashesrabkyipharolduphyinba'isnyingpo'irgyalpo卷一拾遗遍入记载,尚有唐不空及契丹慈贤译本,《大正藏》)与管·法成译本(藏译汉,见于汉文《大正

po'irila/dgeslonggidge'dunchenpo

dang/byangchubsemsdpa'idge'dundang/thabsgcigdubzhugste/de'itshebcomldan'daszabmosnaba'zhesbyaba'ichoskyirnamgrangsgyitingnge'dzinlasnyomparbzhugsso/

比较:玄奘《心经》没有开头部分(也许省略

'phagspaspyanrasgzigs(abalokita'ma

'phagspalokishawra)管译与藏文强调“大菩萨”,译法准确。②行深:管译与玄奘、藏文相同。藏,此处作文译为zabmo'ispyodpanyid“行”

“功行”解;“深”,则释为有极深的修行功夫,已达到

③照见:管译与藏文中多了“观察照见”,甚深境界。

“空”相连。译文表达各有特色,实际内容与下文的

玄奘《心经》译自梵文,属略本。还是没有折扣。“照”:字面上可理解为光明所到,照了),直接进入内容。

管·法成译文与藏文译文基本相同,藏文中只是多耀,实际上是针对认识来讲的。“照见五蕴皆空”“是

[22]

了bcomldan'dasmashesrabkyipharol《心经》中的《心经》”④五蕴:即色、受、想、行、识。duphyinpalaphyag'tshallo/(叩拜到达智藏文:phungpolnga:gzugsdang/tshorba/'du慧彼岸的世尊之意-笔者译),这是藏文译文惯用的写法。管·法成译文中常见bcomldan'das译为

shes/'dubyed/rnamparshespadanglng'o“色”指有形有相的事物。有物质实体,占有空间,色

“薄伽梵”,而不译为“佛”,这也是非常准确的译法。分三类;“受”感受种种境界;“想”是由六根感触种因为大乘佛教认为“佛”有无数个,而这里的“佛”肯种境界,认识直接反映的影像以及据此产生的种种定是指释迦牟尼。薄伽梵:(Bhagavan)字义世尊。名言概念;“行”指在身、口(语)、意三业中,起决定“如是我闻”说明了“经”的来源和正统性,属于作用的“意业”“识”;指小乘所讲“六识”和大乘所讲经部,也即收录到《甘珠尔》的经本。从内容来看,“八识”。⑤度一切苦厄:管译和藏文中不见这一句。管·法成译文与藏文完全相符,可知法成汉译本[20]玄奘:无也许是把藏文作为原本。①如是我闻:'diskadbdaggisthospa'idusgcigna.②薄伽梵:bcomldan'das.③王舍城鹫峰山:rgyalpo'ikhab/byargodphungpo'irila又名耆阇崛山、灵鹫山,佛教圣

dgeslonggidge′dunchenpo山。④大苾刍众:

苾刍:梵文Bhiksu汉文中常见音译为比丘。藏文译为dgeslong出家后受具足戒者之通称。⑤菩萨摩诃萨:大菩萨。⑥三摩地:梵文:Samadhi藏文译为tingnge’dzin指心定于一处而不动。

(三)正文

玄奘: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管·法成:复于尔时,观自在菩萨摩诃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观察照见五蕴体性,悉皆是空。

藏文:yangde'itshebyangchubsemsdpa'isemsdpa'chenpo'phagspaspyanrasgzigsdbangphyug/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zabmo'ispyodpanyidlarnamparltazhing/phungpolngadedaglayangrangbzhingisstongparnamparlta'o/

比较:比起玄奘译文,管法成译文开头部分多了“复于尔时”,意有多次说法,听法。管译与藏文相同。①观自在菩萨:梵文Avalokicsvara.[21],藏文:

管·法成:时具寿舍利子,承佛威力,向圣者观

自在菩萨摩诃萨曰,若善男子,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者。复当云何修学。作是语已,观自在菩萨摩诃萨答具寿舍利子言,若善男子及善女人,欲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者。彼应如是观察。五蕴体性皆空。

藏文:denassangsrgyaskyimthus/tshedangldanpasharibus/byangchubsemsdpa'semsdpa'chenpo'phagspaspyanrasgzigsdbangphyugla'diskadcessmrasso/rigskyibuganglal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zabmo'ispyodpar'dodpades/ciltarbslabsparbya/deskadcessmraspadang/byangchubsemsdpa'semsdpa'chenpo'phagspaspyanrasgzigsdbangphyuggyis/tshedangldanpasharapatibula'diskadcessmrasso//shari'ibu'am/rigskyibumoganglal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zabmo'ispyodpar'dodpades/'diltarrnamparbltabarbyaste//phungpodangdedagkyangrangbzhingisstongparyangdagparrjessublta'o/

比较:管译与藏文内容完全相符,而玄奘译文

中不见这一部分内容。有待梵文原文对勘。玄奘: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管·法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藏文:gzugsstongpa'o/stongpanyidgzugsso/gzugslasstongpanyidgzhanmayinno/stongpanyidlaskyanggzugsgzhanmayinno/

,Sharipu-比较:玄奘译文中只是多了“舍利子”tra.即舍利弗。舍利弗是释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称智慧第一,谓持戒多闻,智慧敏捷,善讲佛法。Sharira也作舍利。《心经》中称为舍利子,与大智

慧有关,只具大智慧者,才有可能理解真正的“空”。“色”在前面已经提到,即一切有形有相的有质碍的东西,简言之,一切物质形态。“空”真空。此处讲到了“色”与“空”的关系,而真正的用意在说明一切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被认为是释迦牟尼广释般若法真谛的开端,更是佛经八万四千的要义。

玄奘: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管·法成:如是受想行识,亦复皆空

debzhindutshorbadang/'dushesdang/'dubyeddang/rnamparshesparnamsstongpa'o/

比较:三种译文基本相同。说明与“五蕴”中的“色”一样受想行识也是空的道理。玄奘: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管·法成:是故舍利子,一切法空性。无相无生无灭,无垢离垢,无减无增。

藏文:shari'ibudeltarchosthamscadstongpanyidde/mtshannyidmedpa/maskyespa/ma'gagspa/drimamyedpa/drimadangbralpamyedpa/bripamyedpa/gangbamyedpa'o/

比较:译文基本相同。指世间一切法或天地间的一切事物,只因五蕴集聚心中而私欲遮蔽真性,众生才会有种种执着、妄执外境为有。才会视所见、所闻、所嗅、所触为真,认为五蕴实有。只有般若慧方才如同利剑断除所有迷惑。

玄奘: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管·法成:舍利子,是故尔时空性之中,无色、无受、无想、无行、亦无有识;无眼、无耳、无鼻、无舌、无身、无意;无色、无声、无香、无味、无触、无法、无

乃至无意识界。眼界、

藏文:shari'ibudeltabasna/stongpanyidlagzugsmyed/tshorbamyed/'dushesmyed/('du)'byedmyed/rnamparshespamyed/dmyigmyed/rnabamyed/snamyed/lcemyed/lusmyed/yidmyed/gzugsmyed/sgramyed/drimyed/romyed/regbyamyed/chosmyeddo/dmyiggikhamsmyedpanas/yidkyikhamsmyed/yidkyirnamparshespa'ikhamskyibardumyeddo/

比较:译文各有特色,但佛经所表达的内容没有增减。从译文风格上来讲,管·法成完全是尊重“原文”(本人认为是藏文)的角度,都加上“无”字,有强调之意。玄奘译文中虽没有加上太多的“无”字,但用连续顿号,完全表达了本意,玄奘译文简便、易解。经文内容阐述了空有不二的道理,涉及到佛教的十八界:六尘、六根、六识。六尘:色、声、香、味、触、法;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根对六尘发生六识,这是十八界相互的关系。khamsbcobrgyadde/dmigspayulgyikhamsdrug/rtendbangbo′Ikhamsdrug/brtenparnamsheskyikhamsdrug/佛教认为十八界是一切不善法的根本,是一切苦厄烦恼的原因。世间一切事物无不因为根、尘、识三种起作用。强调只有修得甚深般若妙法,才能证到真空妙境,摆脱一切根尘识界。玄奘: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管·法成: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无得。亦无不得。藏文:marigpamyed/marigzadyangmyedpasnargashimyed/rgashizadpa'ibarduyangmyeddo/sdugbsngalbadang/kun'byungbadang/'gogpadang/lammyed/yeshesmyed/thobpamyeddo/mathobpayangmyeddo/

比较:译文内容无明显差异。此段主要涉及佛

旺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汉藏译文比较

教的“十二因缘”和“四谛”。

(四)果位

myibrdzunpasbdenparshesparbyaste/

“舍利子”。内容无差别。比较:管译中多了一个

玄奘: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咒:梵文为Dharani,音译为“陀罗尼”,藏文译为

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sngags意思是“有力量的语言”。佛教认为,不断念究竟涅槃。

管·法成:是故舍利子。以无所得故。诸菩萨众。依止般若波罗蜜多。心无障碍。无有恐怖。超过颠倒。究竟涅槃。藏文:sharibudeltabasna/byangcubsemsdpa'rnamsthobpamyedpa'iphyir/shesrabkyipharolphyinpalabrtedcinggnaste/semslasgribpamyedpa/skragpamyeddo/phyinbculoglasshindu'dasnasmyanganlas'dasparphyinto/

比较:除了一些词语的用法外,译文无明显差异。这段话的意思是唯有依靠般若智慧才能最后到达涅槃(佛)境界。

玄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管·法成:三世一切诸佛,亦皆依般若波罗蜜多故,证得无上正等菩提。

藏文:dusgsumdurnamparbzhugspa'isangsrgyasthamscadkyang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labrtennas/blanamyedpayangdagparrdzogspa'ibyangcubdumngonparrdzogsparsangsrgyasso/比较:玄奘用梵文Anuttarasamyasambodhi音译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法成和藏文用意译:证得无上正菩提yangdagparrdzogspa'ibyangcubdumngonparrdzogsparsangsrgyas

(五)神咒玄奘: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管·法成:舍利子,是故当知般若波罗蜜多大密咒者,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诸苦之咒,真实无倒。

藏文:deltabasn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gags/rigpachenpo'isngags/blanamyedpa'isngags/myinyampadangmnyampa'isngags/sdugbsngalthamscadrabduzhiparbyedpa'isngags/

藏文: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gagssmraspa'/t+yadad+yathagategateparagate/parasanggate/botesA-hA//

比较:gate“揭谛”:为“去吧!”或“度”之意,这也就是深般若的特有功能,度众生到彼岸;重复“揭谛”二字,无非是自度度他的意思;para“波罗”:彼岸;parasanggate“波罗僧揭谛”:便是“普度自我及他人都到彼岸”;“菩提”:觉;“萨婆诃”:迅速,意为依此心咒,迅速获成大觉。

(六)最后

玄奘:完。

管·法成: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应如是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

藏文:marig'khruldangcig/lhagchadnordangbzhi/ci'garbabzodparsol//如有误解、错误、增减恳请予以谅解———本人译。'phagspaspyanrasgzigsdangthugsrjemchog/kun'phagspaspyanrasgzigsshesrabsalgyiyidamyinno//圣观自在菩萨乃智慧本尊也———本人译。“法藏Pel.tib.0022”敦煌藏藏文完。

玄奘:完。

管·法成:「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应如是修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尔时,世尊从彼定起,告圣者观自在菩萨摩诃萨曰:「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说。彼当如是修学般若波罗蜜多。一切如来亦当随喜。」

时薄伽梵说是语已。具寿舍利子,圣者观自在菩萨摩诃萨,一切世间天、人、阿苏罗、干闼婆等,闻

咒,就是语言的一种熏修,不知不觉中就受到了教化。

玄奘: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帝,波罗僧揭帝,菩提萨婆诃。管·法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秘密咒:即说般若波罗蜜多咒曰:

峨帝峨帝。波啰峨帝。波啰僧峨帝。菩提萨婆

旺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汉藏译文比较

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藏文:现存大藏经藏译文内容完全与管·法成译本相同。

shari'ibu/byangchubsemsdpa'semsdpa'chenposdeltar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zabmolabslabparbya'o/denasbcomldantingnge'dzinlasdelasbzhengstebyangchubsemsdpa'semsdpa'chenpo'phagspapaspyanrasgzigslalegssozhesbyababyinnas/legssolegsso/rigskyibu/dedebzhinno/rigskyibudedebzhinte/jiltarkhyodkyisbstanpabzhindu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zabmospyodpalabyaste/debzhingshegsparnamskyangrjessuyirangngo/bcomldan'daskyisdeskadcesbka'bstsalnas/tshedangldanpashAradwati'ibudang/byangsemsdpa'dpa'semsdpa'chenpo'phagspaspyanrasgzigsdbangphyugdang/thamscaddangldanpa'i'khordedagdang/lhadang/midang/lhamayin/drizardacasapa'i'jigrtenyirangste/bcomsdan'daskyisgsungpalamngonparbstoddo/'phagspashesrabkyipharolduphyinpa'isnyingpordzogsso//[23]

比较:管·法成译文属广本,有头有尾,由序、正跋文组成。玄奘《心经》是略本,藏文也有不同的文、

译本[24]。

结语

由于历史上我国西藏与印度之间宗教文化上形成的密切关系,藏传佛教与印度佛教的研究引起人们的极大兴趣和关注,形成所谓“印藏佛学研究

[25]

(Indo-TibetanBuddhistStudies)”。在这个研究领域人才辈出、成果卓著,具有较强的学术潜力。而“汉藏佛学研究(Sino-TibetanBuddhistStud-

[26]

ies)”却没有得到人们足够的重视。汉藏两个民族间的关系源远流长,汉藏佛教界的交流和关系同样频繁和密切。按照传统的说法,藏传佛教的来源并不是单一的印度佛教,汉传佛教对于藏传佛教的

形成发展同样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吐蕃时期数量不少的汉文佛典被译成藏文,更值得关注的是汉传佛教禅宗思想对吐蕃的影响。20世纪由于敦煌古代

文献的发现,在国内外汉藏佛学研究曾一度活跃,应该说汉藏佛学研究同样具有学术潜力。其中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应该是汉藏佛经翻译的研究和对勘。

参考文献

[1]任继愈.宗教词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2][3]刘昫,等.旧唐书·吐蕃传(卷一百九十六上)[M].上海:中华书局,1975:5221,5222.

[4]王森.西藏佛教发展史略[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5.

[5]巴色朗.巴协(藏文)[M].北京:民族出版社,1982.[6]王尧.西藏文史考信集[M].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祖拉成瓦.贤者喜宴[7]sherphyinstongphrgbrgaypa,巴俄(藏文)[M].北京:民族出版社,1985:182.

[8]洪修平,许颖.佛学问答[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175.

[9]玄奘.般若波罗蜜多心经[M]//大正藏第8册(卷1):848.[10](美)伊丽莎白·纳珀.藏传佛教中观哲学[M].刘宇光,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2.

[11][12][13][14][15][16][17]《大正藏》第8册(卷1)[M].中华电子佛典协会,847,848,849,849,850,850,850.

[18]黄明信.至元法宝勘同总录及其藏译本笺证[M].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3:24.

[19][22]2007年,四川大学道教与宗教文化研究所陈兵老师上《佛教经典研读》课时介绍过。

[20]在翻译学中,译本称为“翻译产品”。语言上“目的语”简称TL,原语简称SL。

[21]“西方三圣佛”之一,中国佛教的四大菩萨之一。佛教把他描写为大慈大悲的菩萨。称遇难生只要念诵其名号,“菩萨即时观其音声”,前往拯救解脱,故名。相传其显灵说法的道场在浙江省普陀山。据称观音可应机以种种化身救众苦难。任继愈.宗教词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23]德格版、北京版《大藏经》[M].

分为略本和广本之分,如玄奘译本属于略本,管·[24]《心经》

法成译本属广本。藏文中也有多种版本,如本文用敦煌本为略本,大藏经中也有广本。

[25][26]谈锡永,沈卫荣,邵松雄.圣无分别总持经对勘与研究[M].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7.

[下转第136页]

霍巍:试论西藏高原的史前游牧经济与文化

系,西藏自治区文物局.西藏札达县皮央·东嘎遗址古墓群试掘简报[J].考古,2001(6).

[40](意)G.杜齐.西藏考古[M].向红茄,译,拉萨:西藏人民出版社,1987:4-10.

[41][43]吕红亮.西喜玛拉雅岩画欧亚草原因素再检讨[J].考古,2010(10).

[42]童恩正.西藏考古综述[J].文物,1985(9).

[44]此处石棺葬墓地系2002年9-11月由四川大学考古系调查发现,并清理了其中5座墓葬,有关材料尚在整理中。[46]汪宁生.试论石寨山文化[G]//中国考古学会第一次年会论文集.北京:文物出版社,1980.

[49]李林辉.西藏阿里地区考古新发现———曲踏墓地[G]//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青藏高原史前研究国际学术会议手册与提要.成都,2001:149-150.

[50]冯汉骥.岷江上游的石棺葬[J].考古学报,1973(2).[52][53][54][55]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皮央·东嘎遗址考古报告[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8:273-283,282-283,图10-6.250,图10-4,253、

[57][58]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文物局.西藏浪卡子县查加沟古墓葬的清理[J].考古,2001(6).但据透露其后还发现另一座墓葬同位于浪卡子县,也出土有黄金制品,关于此墓的具体情况目前尚不得而知.

[60]四川大学考古学系,西藏自治区文物局.西藏日土县塔康巴岩画的调查[J].考古,2001(6).

[61]王小甫.唐、吐蕃、大食政治关系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32.

ThePrehistoricPastoralEconomyandCultureofTibetPlateau

HuoWei

(CenterofTibetanStudiesofSichuanUniversity,Chengdu610064)

Abstract:Basedontheanalysisofarchaeologicalmaterials,thisarticledemonstratestheoriginandthebasicfeaturesoftheprehistoricpatoraleconomyandcultureofTibetaswellasthemigrationoftheTibetanandthe

areastheymigratedsoastoconcludefromevidencetheeco-environment,lifestate,artisticcreation,andsoonoftheprehistoricnomadsfromabout5000yearsagototheEarlyMetalAgeofTibet.Thehistoricalcourseofprimitiveagriculturetransformingtoplateaunomadismisrevealedaswell.Keywords:Tibetarchaeology;prehistoricarchaeology;nomadiccultur

[责任编辑:蔡秀清]

!!!!!!!!!!!!!!!!!!!!!!!!!!!!!!!!!!!!!!!!!!!!

[上接第104页]

AComparisonbetweentheChineseandthe

TibetanTranslationofPrajnaparamitahrdayasutra

Wangdor

(SchoolofHumanities,TibetUniversity,Lhasa,Tibet850000)

Abstract:PrajnaparamitahrdayasutraisalsocalledHrdayasutraforshort.ItisconsideredastheessenceofallPrajnaSutraandhasitsplaceintheTibetanBuddhism.Moreover,ithasanimportanteffectontheHan'sBuddhismandbelievers.TherearefewcomparativestudiesoftheChineseandtheTibetantranslationofHr-dayasutra.ItisofgreatsignificancetocomparethetwotranslationsforstudyingChineseandTibetanlan-guage,vocabulary,andtranslationmethodsaswellasthehistoryoftheexchangesoftheHan'sandTibetanBuddhismandtheprocessofcultureexchangeandhistoryfusionofthetwonationalities.Keywords:Hrdayasutra;theChineseandtheTibetantranslations;comparison

[责任编辑:周晓艳]

范文九: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翻译 投稿:崔磫磬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掌握运用大智慧,到达彼岸而觉悟的核心根本经典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能够自由自在地观察自身佛性之奥秘的觉者,在运用大智慧深入研究生命是如何到达光辉彼岸的过程时,真实地看到,构成宇宙万事万物的五种因素(色、受、想、行、识)原本具有可变的空态性质,没有不可变的实体,一切痛苦灾难,都能被这一空态度脱而化解掉。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弟子们,从宏观角度看,色和空没有区别;从微观角度看,空与色也相同。空是色的分解,色是空的化合。尽管你反复透彻地去领受、深思、认知和识别,其结论仍然不变。 Ⅰ、色:指可见物体,如人、物品、山水等(非颜色、姿色)

Ⅱ、空:不是什么也没有,只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罢了。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弟子们,凡有形象和无具体形象的事物,其本质都具有空性和可变的特点,不参在生长灭亡、肮脏洁净、增多减少。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身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所以,空中没有色的实体,没有对色的思维意思。眼、耳、鼻、舌、身、意这六根要归于空;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也要归于空。没有六根六尘的界限和其被认识的界限,心中没有不明白、不自觉和因不明白而烦恼的影子,知直到没有老死和老死的影子,没有累积恶因所造成的苦果,没有修炼道法而成就的品位。不运用智巧去获得什么,那是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得到的缘故。

◆菩提萨陀,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

菩萨因为运用那到达彼岸的大智慧的缘故,清净的心没有一丝挂念,没有挂怀和障碍就免除了恐惧害怕,便脱离了异想天开的梦幻杂念,最终觉悟得道而成正果。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

那些过去、现在、未来佛,依靠那到达彼岸的大智慧,荣获了无上正等正觉的大果位。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所以确认:到达彼岸的大智慧是修炼中最神圣的准则,是最光明的法器,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是无与伦比的规范。能真实而不虚妄地将全部苦难化解清除,所以要牢记“般若波罗蜜多”这句真言。

◆即说咒曰:揭缔,揭缔!波罗揭缔,波罗僧揭缔,菩提萨婆呵。

既然如此,便号召众生:去吧,去吧!彼岸是归宿,为修我佛,赶快用行动去成就无上正觉吧。

范文十:般若波罗蜜心经的翻译 投稿:唐靄靅

>

  观自在菩萨 (般若智慧已经达到自在境界的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当他修行般若智慧达到波罗蜜多觉悟境界的时候)

  照见五蕴皆空 (洞见色、受、想、行、识五蕴乃是人类虚空的妄想)

  度一切苦厄 (所以菩萨要为众生解脱一切执着于生死烦恼的苦厄)

  舍利子 (智慧第一的舍利子啊)

  色不异空 (你所看见的物质世界其实是你的精神世界)

  空不异色 (你的精神世界也就是你以为的物质世界)

  色即是空 (物质世界就是精神世界)

  空即是色 (精神世界就是物质世界)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人类所谓的感受、思想、行为和认识也是如此)

  舍利子 (智慧第一的舍利子啊)

  是诸法空相 (其实一切法都不是法,只是人类虚空的精神幻觉)

  不生不灭 (真实的世界不会产生,也不会灭亡)

  不垢不净 (不会被尘埃沾污,也不需要去洁净)

  不增不减 (任何东西都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

  是故空中无色 (在真实世界里并没有物质这一概念)

  无受想行识 (自然也就不存在人类对物质世界的感受、思想、行为和认识)

  无眼耳鼻舌身意 (眼、耳、鼻、舌、身、意这六种感官对于真实世界没有任何意义)

  无色声香味触法 (自然也就不存在所谓的颜色、声音、香气、味道、感觉和概念)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你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你的意识也全部都是错觉)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没有前世愚昧的事情,也没有后世报应的所谓十二因缘)

  乃至无老死 (就连生老病死也是胡说)

  亦无老死尽 (更没有生死轮回的道理)

  无苦集灭道 (没有生死烦恼,没有贪婪和恐惧,也没有所谓的真理)

  无智亦无得 (既没有智慧,也得不到任何知识)

  以无所得故 (这才是超越了人类精神的惟一真实的世界)

  菩提萨埵 (大慈大悲普度众生的观自在菩萨)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依靠般若智慧抵达了波罗蜜多觉悟的彼岸)

  心無罣礙,無罣礙故 (心中没有任何牵挂和妨碍,正是因为没有受到人类精神影响的缘故)

  無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没有任何恐怖,远离那些违背自然的思想)

  究竟涅槃 (所以菩萨观得自在,消除了一切烦恼)

  三世诸佛 (过去、现在和将来三世佛以及一切佛)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都是依靠般若智慧达到波罗蜜多觉悟的境界)

  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得到阿耨多罗无上三藐正等三菩提正觉成佛的境界)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 (所以般若智慧波罗蜜多觉悟是不可思议的咒语)

  是大明咒 (是普照一切的咒语)

  是无上咒 (是最最伟大的咒语)

  是无等等咒 (是超度一切的咒语)

  能除一切苦 (能够解除人生的一切生死烦恼和苦厄)

  真实不虚 (佛无妄语,自然真实)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所以这是众生修行般若智慧抵达波罗蜜多觉悟的密咒)

  即说咒曰 (咒语曰)

  揭谛揭谛 (去吧去吧)

  波罗揭谛 (走过所有的道路)

  波罗僧揭谛(一起去向人生的彼岸)

  菩提萨婆诃 (欢呼觉悟吧)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