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力马扎罗的雪_范文大全

乞力马扎罗的雪

【范文精选】乞力马扎罗的雪

【范文大全】乞力马扎罗的雪

【专家解析】乞力马扎罗的雪

【优秀范文】乞力马扎罗的雪

范文一:雪中乞力马扎罗 投稿:蒋树栒

海明威在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中写到山峰附近“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还说“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确实很难解释,在坦桑尼亚,当地人信誓旦旦地说,这座山上,从来没有过大型猫科动物。   去登那座山,参加的是一个叫“榕树下文学在路上”的活动。参加的人,还有歌手老狼,年轻作家春树、狐小妹、蒋方舟,还有红袖添香文学网站的创始人孙鹏,以及专业登山家罗申、孙斌、王珂,我们都知道这座山,大家都读过海明威的小说。奇怪的是,无论是背夫还是向导,问到的当地人,没有一个人知道海明威是谁。   作家们从前只登过香山、泰山,最高不过黄山。关于这件事,我是这么想的:无论你登还是不登,乞力马扎罗都在那里,但是再过些年,山上的雪就都不见了。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同样,登山也是,一个人,如果到老都不登一座过得去的山,多少会有些遗憾。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三个愿望之一,就是“要在乞力马扎罗的雪融化之前登上这座山”。   我的朋友王珂,是个负责的登山运动推广人,在他看来,普通人,也就是像我们这些没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最适合攀登的山,就是乞力马扎罗了:首先,这座山不到6000米,难度不高,每年都有几千人登顶,用王珂的话说,差不多的,穿着拖鞋都能上去;其次,山上营地建设到位,很成熟,还有良好的救助体制;第三,这点很重要,它邻近赤道,风光秀丽……不想登山的人,会有很多理由,而想登山,其实不需要什么理由。   风光的确很棒,第一天,从1700米到2700米一号营地,沿路都是热带雨林,蒋方舟说,“进了林子,它便在你身后慢慢合拢”,到底是作家,这种感觉,我就写不出来。第二天,从2700米到3700米二号营地,从阔叶林过渡到针叶林。经过第三天的休整,第四天,我们从3700米到4700米三号营地,沿路感觉像是戈壁和荒漠了,路上开始下雪,细小而坚硬地刺在脸上,如果不是狐小妹多带了一副墨镜,给了我,眼睛怕是废掉了。到达4700米的当夜12点,我们开始向峰顶冲击。   王珂很快就收回了“穿着拖鞋都能上去”的话,因为当夜大雪,几分钟,身上头顶便是厚厚一层,有些经验的老狼说:“别掸雪,保存体力。”虽然我很业余,但通过前三天的攀登,也知道了保存体力的重要性,冲顶当夜,丢下单反相机,只带了个小卡片机,甚至把FX机上的细绳都扔在了营地――身上的重量能减少1克,就绝不增加。   六个半小时,我们登上了峰顶,国家登山队教练、曾经登过乔戈里峰的罗申说,这次登顶的难度已经超过普通的6000米左右的雪山,我们前面一支欧洲人的队伍,就不断有人跌倒,呕吐。后来听说,当夜有一支队伍,十几个人只有一人登顶。   一度,离峰顶还有几百米海拔的时候,队里两个女孩子的体力完全透支,我也似乎难以坚持,于是提议几个人下撤,孙斌和王珂坚决不同意,以他们的经验,认为大家完全有能力登顶,孙斌甚至说:我是队长,听我的,你们没问题,都能上去――他索性篡了我队长的权,不过幸亏他篡权成功,果然,大家都冲到了峰顶。   我们的幸运,除了队里有几个专业人士外,四名向导也相当靠谱,他们不停地问“要不要把背包给我”,经常拉着几个女孩子助力,甚至唱一些当地的歌鼓劲,歌词是循环往复的“乞力马扎罗,阿库拉,马塔塔;乞力马扎罗,阿库拉,马塔塔”。   最老的向导67岁了,有个好姓氏,叫Good Luck,一路上,遇到其他队伍,大家都会互相用他的名字鼓励对方。老Good Luck说,1965年开始,他就做向导,已经登顶400多次了,这让我们啧啧称奇,艳羡不已――路上曾经遇到一个老人家,看上去七八十岁,说这是第五次来登乞力马扎罗,已经足够让人惊奇了。当然,Good Luck说:“It's my job.”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回到北京,参加孙斌的朋友聚会,我兴高采烈地“吹嘘”自己登山的故事,问边上一个女孩子,登过山吗?女孩子淡淡地说“上过四次8000米。”

范文二:乞力马扎罗的雪山 投稿:秦蟕蟖

初来乍到的雪浴

乞力马扎罗的雪山,一旦爆发,我就注定渴望初来乍到的雪浴。

2011年12月5号的晚上,我做了许久好多的梦,有你、有他,但总有一个感觉,回家的路却愈来愈远。

我喜欢流浪,那一路寻欢的感觉,今朝明夕依然如故。我不喜欢逗留,那种守旧不离不弃我不曾感动,我只是深爱着,天上天下的这一片欢呼,似乎更擅长于好奇,仅此而已。 2011年12月6号的早上,我不再喜欢武装一身的棉衣,喜洋洋的跑到外面,看雪,玩雪,偶尔回忆哪些年月,有过的童真。而喜欢静静的躺在床上,目光无神的注视着没有味道的上铺,似乎也在感受着太阳将出,跟着雪花一起慢慢消融,变得荒芜一般,几多留恋、怜悯.....

突然我的温习倘若是襁褓中的婴儿,于是

我是你胸前久飘不化的雪花

苍浪古道上

寻觅 徘徊

我是你风帆时代古廊上的驼铃

戈壁滩途

清脆 淡雅

有一段年华,那是很久很久以前…

珠帘透出你娇艳的身姿,山谷古筝铿锵,我是你彼岸的守候者。千年万月风情万种只是一种传说,抑或是夸张,美是一种自然,一种天性,一种欣赏,一种感觉。不敢求你陪我到老,我是你黄河水上漂动的筏子,载了过客,就得匆忙。

爱如黎明,令人陶醉。 斟一杯黎明自醉,有人说,酒能醉人,但醉的太踏实;有人说,茶能醉人,但醉的太淡薄。采一杯黎明吧,醉个得意,醉个痴迷。

我爱你喜欢你,爱你渐渐变老的白发,喜欢渐渐长大的关心。喜欢放纵的爬在你的身上,被你抚摸。

年轻是资本,长大是骄傲。牵手走过繁华,我是你一路上的情侣,我不能言弃,因为爱你,所以从来不想。请让我陪你到老。

那年那月,我一无返顾的喜欢上了你,我们成了同性恋的爱好者,你从来不会拒绝我无理的爱,喜欢躺在你怀里,被你亲吻。

我愿意作你永远的同性恋人,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

在单程中,你们来了。

宛若神话中的仙姑,素衣长杉,风动云般的娇媚。

宛若古道上驿家姑娘,牛角酒醉,牵你上路,甘愿做你永远的驼夫。

外面是冷,但冷的可爱,迷人,冷的让人怜悯,走廊上,你慢慢走来,那份轻柔,那份惊艳,温情了11.热恋了古老,似乎铃声遥醉而来,渐渐变淡…金镯玉笄早已消失,琉璃玳瑁何尝还有,只愿放纵你轻盈的身姿,容我狂奔···

单程中,谢谢你们。

于11.12.7

范文三:乞力马扎罗的雪 投稿:梁穙穚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   哈利和富有的情人舍弃了巴黎纸醉金迷的繁华都市生活来到了非洲。非洲是在他一生幸运的时期中感到最幸福的地方,他之所以上这儿来,为的是要从头开始。他的一生都是出卖生命力,不管是以这种形式或者那种形式。他们这次是以最低限度的舒适来非洲作狩猎旅行的。没有艰苦,但也没有奢华,他曾想这样他就能重新进行训练。这样或许他就能够把他心灵上的脂肪去掉。她曾经喜欢这次狩猎旅行来着,她爱上了打猎爱上了非洲,她穿着马裤,擎着来复枪,两个男仆扛着一只野羊跟在她后面走来的身影让哈利觉得她很美很美。他们的非洲游猎生活本来可以是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次洗礼,直到他的腿坏了,生了坏疽之后变得没有什么知觉,生活在非洲大草原上又一次停滞。等待伴随着争吵,自己的反思回忆,满脑子的回忆还有不远处鬣狗那让人恐惧和烦躁叫声让哈里嗅到死亡的逼近。飞机终究还是来了,虽然晚了。他在空中看着山坡,森林,山谷和粉红色的云(其实是蝗虫从南方来了),后来在前方,他看到在阳光中显得那么高耸、宏大,而且白得令人不可置信的乞力马扎罗山的方形山巅。于是他明白,那儿就是他现在要飞去的地方。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哈里在崭新的阳光里再一次看到了乞力马扎罗。“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哈里是豹子,乞力马扎罗的雪是他的人生的神祗。   这是海明威笔下乞力马扎罗的故事。现实中是,当东非赤道平原地区有一座山顶终年覆雪的高山这个消息在19世纪中叶到达欧洲大陆时,人们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怀疑。尽管乞力马扎罗如今已经是非洲最重要的标志,说起这些依然会让大多数人吃惊不已,而这种怀疑往往在亲眼目睹巍峨雪峰的时候更强烈。在天气晴朗的时候,从200公里以外的Nairobi就可以看到雪山的真容,雪线影影绰绰浮在云层之上。这样的乞力马扎罗就像一个梦,对于很多人来说,它也是这些人梦想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是非洲最高等,世界七大巅峰,所以每年有数万人试图通过征服乞力马扎罗来成就雄心。尽管挑选了最适宜的天气,最容易的上山路径,最好的背夫和向导,即使登山经验丰富的人也未必能成功登顶。   矗立在东非热带大草原的乞力马扎罗可能是拥有最美非洲落日的地方了。在主峰基博(Kibo)死火山口边缘最高处的乌呼鲁(Uhuru)是乞力马扎罗的最高峰,也是整个非洲大陆的最高点。登山的日子像是从赤道到极地的旅行,眼前从草原到热带雨林,从高山草甸到荒野,再从荒凉的高地到冰雪,像是一个探索生物进化和地质演变的科考之旅。登山激发登山者不断冲破心理和生理极限,事实上,登山者在乞力马扎罗的努力也让坦桑尼亚受益匪浅。这么说是因为背夫和向导帮登山者攀登得更高,而这些当地人也依靠登山者的旅行支出生活,这也直接或间接有益于坦桑尼亚的旅游业。   对于想要来登山的人,做好准备是成功登顶的关键。事实情况是,17%身体适应性良好的人在攀登途中都会因急性的高山症而倒下,44%的登山者则在登山前还不能调整好身体状态。为了让身体做好准备,要进行肌肉训练,尤其是腿部的,要避免背部问题,为此登山者可能要提前到健身房请专业人士制定一套训练方案,而在健身房之外还要多登山跋涉作为日常训练并逐渐延长时间增加负重。然而,准备更在于应付心理挑战,如果你已经准备好过帐篷里的日子,长时间不能如厕,没有热水洗澡以及极冷极寒极干极湿的环境,那你可以上路了。   对于强烈的日照或胃部不适等问题,在山上最主要的困境会是高山反应,这对每一个挑战者都有影响。如果能尽快适应高海拔环境,高山症就会来得慢,如果爬得速度过快,高山症也来得更急。随着海拔不断上升,气压下降而空气越来越稀薄,心脏和肺要更加努力才能获得身体所需要的氧气,但肺部的氧气总量还是在减少,血液运送氧气的效率也更低。这时,一旦感觉头疼,眩晕,没食欲,呕吐等问题,停下脚步休息下,等过了之后再重新开始。登山的路如此艰难,是体力、耐力多方面的考验。乞力马扎罗的雪,不容易到达。   1.旅游运营商   经营这条登山线路的旅游运营商不可谓不多,所以要选择最好的,这是对安全性和旅行愉快程度最好的保障。找到一家运营商,首先需要问清楚员工的资质。登山向导需要有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的资质认证,要对当地的动植物环境熟悉,而且要是当地人,因为他们的经验更多,也当是给坦桑尼亚这部分人群增加收入了。这其中也包括了解旅费和消费的支付方式,向导是否属于国际山地探险家联络处(IMEC)的一员,他们的食物、衣物和帐篷是不是有保障。对员工的照顾也反应运营商的专业程度。   应急措施也是考察的重要方面。询问运营商登山的应急撤退方案,通讯设备,如若受伤会联系的医院状况等等。接着要了解从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入境点如何到达登山前的酒店,以及之后如何到达登山点,交通工具如何,是否为运营商所指定、有保证的交通工具。还要了解运营商帮助你适应海拔的方案,询问环境保护方面的细节,比如如何处理垃圾等等。最后要考量行程的价格,支付的费用要包括来往登山点的交通、公园门票、救援费用、登山全程的费用、以及一名登山者配备的三人支持团队和高质量的露营设备费用。   2.行李装备   大部分旅游运营商会提供帐篷和炊具,所以登山者只要携带好自己的个人物品即可。有些运营商还会提供睡袋、睡垫、防寒服和雨衣等。以下个人物品是必须准备的:   60-90升的大号防水背包   30-40升的小号背包   四季适用的睡袋,低温至少可以承受   零下10摄氏度,最好有羊毛衬里   舒适的好睡垫,可以考虑Therm-   a-Rest的睡垫   结实耐用有护踝的徒步靴,并在旅   行前就试穿一段时间   羽绒服或滑雪服   保暖内衣   巴拉克拉法帽(几乎完全围住头和脖   子仅露双眼的羊毛兜帽)   保暖手套/连指手套和保暖内里手套   遮阳帽,防晒霜和太阳镜   驱虫剂和预防疟疾的药品   水净化过滤器或净化药片   基本急救药箱:医用胶带,杀菌剂,绷   带,阿司匹林,易蒙停,护唇膏等   可伸缩的橡胶头登山手杖   3.在山上   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这是热爱户外运动和旅行的人对环境应有的尊重。在尼泊尔户外爱好者呼吁政府清理珠穆朗玛峰上的垃圾时,乞力马扎罗的登山者也应该在登山途中做些事情维持它的健康。每年有几万人在乞力马扎罗山上走过,尊重这些规定能让对雪山的影响降到最低。   捡拾走所有垃圾,包括其他登   山者留下的   吸烟者要把火柴和烟头都搜   集起来正确处理,烟头容易引   起火灾,分解起来也需要很多   年,对野生动物也有伤害   不要污染水源   燃气罐仅用来烹煮食物,不要   因为任何原因生篝火   不要远离登山路径,除了危险,   对其他地方相对敏感的土壤   和植被都是损害   不要捡拾山上任何动植物,让   它们保持原状   巨人的诞生   75万年前,版块运动形成东非大裂谷的时候熔岩从脆弱的地表喷涌而出把非洲大陆的一角冲开了一个缺口,乞力马扎罗最古老的部分希拉(Shira)火山形成了。积年累月的熔岩喷发让火山的高度不断增加,大约在50万年前,整个山体倒塌,形成了如今巨大锅状的火山口。这之后,熔岩还是不时地喷发,相同的情况重演,于是乞力马扎罗三座火山中的第二座马文济(Mawenzi)拔地而起,而那时火山喷发的残留的熔岩现在仍然依稀可见。   距今5万年前后,新的火山活动在马文济的西面开始,剧烈的地壳运动催生出了乞力马扎罗最年轻的火山,基博峰。地壳下的熔岩不断的施压,基博火山也越长越高,从火山口不断冒出的熔岩顺山坡而下,甚至满眼到希拉的火山口和,一直流到马文济的山基。如今,马文济和乌呼鲁之间十多公里长的马鞍形山脊也是这个时期形成的。从那以后,火山活动减少,但在山的周围形成了一连串的寄生火山口,其中一个位于基博峰上,被称作Reusch Crater,大约形成于200年前,那也是乞力马扎罗最近的火山活动记录。   虽然希拉火山和马文济火山已经被归类为死火山,但是依然能嗅到硫磺的气味从Reusch Crater里传出来,这也让人相信基博火山是在潜伏期,200年前的爆发不是最后一次。   登顶线路   乞力马扎罗有多条难易程度不同的登顶线路,沿途的景色和路况也不尽相同,想要挑战的登山者要精心挑选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条。   Route One:马兰古(Marangu)线   这是最早,也是最常走的一条登山线路,因为最容易,途径的地方景色也很好,沿途能看到马鞍形的山脊。这条线路的起点是农耕区,经过兰花点缀的树林之后到达Maundi火山口下面的露营地。爬过高山荒原之后,地势陡然升高,一条岩石山径直通Hans Meyer Cave,并最终到达Gillman’s Point,那里就是雪线附近,然后就可以径直向峰顶前进了。这条线路最受欢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条线路是最便宜的。很多线路运营商会将其他的线路缩短成5天,要知道即使是6天的行程对于高海拔环境的适应也是困难的。很多登山者都愿意花少一天的时间从马兰古线登顶,而且从这儿登顶成功的几率也大些。这也是唯一一条提供临时露营棚屋的线路,有床和床垫,虽然条件有限,不过幸好营地还有售卖饮料的地方,也有矿泉水和啤酒,所以这一条线也戏称为“可口可乐线”。   Route Two:希拉(Shira)线   位于乞力马扎罗西面的希拉线和莱莫邵(Lemosho)线几乎是平行的,被认作是景色最好的一条线,而且有近距离遭遇野生动物的机会。必须要说的是,莱莫邵线头两天的雨林跋涉确实要比希拉线更胜一筹,而希拉线的优势在于可以在8天行程内到乞力马扎罗的北坡一游。希拉线的起点海拔较高,登山者会在车上穿过大部分的越低地地区,这也意味着留给适应海拔变化的时间缩短,因此要特别留意突发高山症。身体条件较好的登山者可以挑战从这条线路直登乌呼鲁峰。   Route Three:罗盖(Rongai)线   这条线起始于肯尼亚南部边境的农场区,因为生态太过敏感脆弱而一度关闭多年,后来才再度开启。很多有经验的向导认为这条线路比马兰古线路更容易,风景也更好。这条线路通常需要6天,但也可以增加1天来适应环境,也有更多的时间能欣赏好风景。这多出来的一天可以绕些路去Mawenzi Tarn营地区,旁边有个小湖,景色非常好。从北坡登山可以感受到未经染指的原始野生环境,但比南坡的气候干燥。   Route Four:莱莫邵(Lemosho)线   莱莫邵线将穿过西坡的森林和高沼地最终到达希拉高原上的火山口一览壮阔的南坡景色。在到达基博南面的冰域之后线路会汇入巴拉夫(Barafu)线,继续向峰顶行进。巴拉夫并不是一条完整的路径,它只是位置较高的一段,将南面环线的斯特来点(Stella Point,海拔5739米)和乌呼鲁连接起来,莱莫邵、希拉、威士忌和乌姆威共享这一段登顶线路。选择莱莫邵的人不多,尤其是在前三天能看到宁静的原始地貌,虽然看到大象、犀牛的机会不大但是在希拉高原上的徒步会让登顶的适应性提高。莱莫邵有7到9天的行程选择,天数多也意味着费用高。如果是9天的路程,就有机会从北坡俯瞰肯尼亚。这条线路能展现乞力马扎罗的壮丽,而且登顶几率也比较大。   Routes Five:威士忌(Machame)线   这条线始自西南坡,在穿越基博峰南面的冰域后与希拉线汇合,之后到达巴拉夫营地,再登顶。这条线路途经的地貌非常多样化,视野也很好,所以近三分之一的登山者都在使用这条线路,但这条线路对体力的要求要高过马兰古线,沿途也没有棚屋休憩站。   Route Six:西部大裂缝(Western Beach)线   这条线路是巴拉夫线路的替代,如果想穿越裂缝踏上火山口可以选择这条线路。不过由于气候变暖的影响冰川融化,经常会有岩石滚落,危险度增加。2006年的事故之后,公园曾经关闭的这条线路,后来开放也只针对非常有经验的技术型登山者,对向导的要求也更高,登山队要求特别许可,需要携带登山绳,冰斧和头盔。   Route Seven:乌姆威(Umbwe)线   这是最难的线路之一,登山者需要花两天时间先从南面到达海拔3940米的巴兰柯营地,然后到巴拉夫。因为难度大,登山的人也少。如果之前登过肯尼亚境内的梅鲁山(Mount Meru),这条路线还是值得推荐的。其实这条线路不是全程都艰难,在刚开始徒步的时候还是比较容易的,难度突然增大是在第二天向巴兰柯营地前进的那一段开始的。如果没有梅鲁山的经验或者没能很好的适应海拔的变化,从这里登顶的希望很渺茫。   Route Eight:环线Circuit Climb   这条线是观赏整座山最理想的线路,但是行程也最长,需要10天9夜。这条线海拔在3000到4000米之间,公园的工作人员巡山和训练向导都是用这条线路,所以一般登山者不会选择这条线路。虽然海拔较高,但这条线路上依然偶尔能看见犀牛甚至发现狮子的脚印。   Route Nine:北坡North Flank   这条线路是1999年才迎来第一位攀登者,也叫做“山狂”线路,是最难的一条线,几乎没有商业旅行团经营这条线路。它从北坡开始,经过最高峰基博山的火山口后到达南坡。北坡距离救护点很远,即使有这个心理准备,这还是一条最不建议选择的线路。

范文四:赤道雪峰——乞力马扎罗山 投稿:邓诲诳

我一直都非常想去爬乞力马扎罗山,也许是因为著名作家海明威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据说,这是一座神奇的山峰,虽然距离赤道只有300多千米,但山顶上却终年冰雪覆盖,被誉为“赤道雪峰”。而且,海明威的小说中,还说山顶有一只被风干冰冻的豹子,它是怎么爬上去的呢?我真想去看一看。   去年夏天,我终于有机会攀登了这座神秘的大山。   飞机带我们越过了印度洋,汽车又带我们来到了非洲大草原。我看到辽阔的大地上, 树木苍翠, 绿草如茵,斑马和长颈鹿在草原上漫游,非洲大象在悠然自得地散步, 但我的视线最终停留在了那拔地而起的乞力马扎罗山。这屹立的高山,让人不由得感叹:乞力马扎罗山,真不愧是雄伟的“非洲屋脊”啊!   远远地眺望乞力马扎罗山的主峰,主峰轮廓非常鲜明,缓缓上升的斜坡引向长长的、扁平的山顶,那是一个巨型火山口——一个盆状的火山峰顶。在这赤道附近酷热的地方,乞力马扎罗山的蓝绿色山麓赏心悦目,而白雪皑皑的山顶似乎在空中盘旋,飘渺的云雾伸展到雪线以下,增加了一种特有的神秘感觉,吸引着我们鼓足了勇气去攀登。乞力马扎罗山是普通人不需要借助特殊装备和氧气就可以徒步登顶的世界著名高山,每年都有约15 000人试图攀登乞力马扎罗山,其中约40%成功登顶。   乞力马扎罗山是非洲最高的山脉,被称为“非洲屋脊”,位于坦桑尼亚西北部,靠近肯尼亚边界,具体地理位置是南纬3°,东经37°21’。整个山脉东西绵延50千米左右,最高峰海拔5895米。   乞力马扎罗山的名称来源于当地的斯瓦希利语,意思是“灿烂发光的山”。这是休眠火山,山顶有一个直径约为2000米的火山口。火山口内常年积冰,从西侧流出一条冰川。2003年,科学家考察证实,火山熔岩距离顶峰的火山口地表只有400米深,目前尚没有爆发的迹象。      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入口处海拔1970米,这里气候炎热,即使在树阴下,气温也在30℃以上。我们开始了攀登,置身于一片密密的、郁郁葱葱的绿色森林中,渐渐地感觉不再那么炎热。傍晚时分,天边乌云滚滚,仿佛百万天兵天将正在赶来。我们加快脚步,及时赶到了山腰上的一号营地,这里海拔2700米。刚进小木屋,外面下起了雷阵雨,雨又大又急,仿佛天要塌下来了。      我们感觉自己进入童话故事,就像小鹿班比经历一场打雷下雨的洗礼。   第二天醒来,天已经放晴,我们背上大背包,灌满水壶,钻出密林,继续攀登。在接近海拔3000米时,大树越来越少了,只看到矮矮的树。      过了海拔3000米,很少看到树木了,主要是像地毯似的草丛、灌丛。起初是成片成片的绿色,是华丽的“绿地毯”,接着,都慢慢转入苍茫的“土黄地毯”,而且随着海拔增高,风越来越大、气温越来越低,空气越来越干燥。      我们脚底下软软的火山灰,也跟着“起劲”,伴随着我们的脚步“随风起舞”。你看这照片里,忽地一看,还以为“狼烟四起”呢!   再往上走,草只是贴着地面长,越来越稀疏了,这是高山草甸带。晚上我们休息在位于海拔3700米二号营地,这里找不到水源,生活用水是当地的脚夫从海拔2700米的一号营地背上来的,我们格外珍惜。   第三天,我们到达海拔4000米以上。这里连小草丛都见不到,满眼是光秃秃的黑褐色岩石和苍凉的山脊,仿佛步入月球。   我们进入了高山寒漠带,天气阴冷大风嗖嗖,不少人开始有高原反应——恶心、头痛、气喘、呼吸急促等。若身体不能适应,支撑不到海拔4700米高的三号营地(突击营地),就需要紧急下撤了。当向导问我:“怎么样?”原先我会学着《狮子王》里面的台词大声说:“Hakuna Matata(没问题啦)。”但此时,我又累又恶心,只好点点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心里在默默加油:“坚持住啊!”对于普通人来说,从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入口到突击营地,走最简捷的线路需要徒步三天。当地的一位马拉松运动员,在2006年,上下乞力马扎罗山只用了9小时21分,太神了!               最后登顶。也许是为了在峰顶看壮观的日出,也许为了趁着夜色笼罩,让我们这些非职业登山者更专心致志,我们在抵达三号营地后,只休息了四五个小时,赶在夜里零点出发,进行最后的“冲刺”。夜色蒙蒙中,我们戴着头灯,跟着向导一路往上爬,感觉星星和月亮就在我们头顶上。往下俯视,远处的云海,模模糊糊,深不可测,这是一个多云天。低温、高海拔,还有生物钟的作用,让人恨不得在路边坐下睡觉。一开始由于高原反应和缺乏睡眠,觉得头痛欲裂;但走着走着,连头痛也感觉不到了。有些路段相对较平缓,但脚下踩的是火山灰,很软,走一步退半步,尘土飞扬;有的路段是陡峭的黑色岩石,我们索性手脚并用,真的像豹子似的往上爬,但只要稍不注意,我就会趴倒睡过去了。此时,再累我们也不敢进食,尤其是甜食,因为高原反应会呕吐,但水必须要持续间隔地喝。向导在前面大呼:“太阳马上要出来了!”这是向导怕我们睡着、给我们提神呢,于是我们又努力直了直身,继续往前爬。忽然,我发现脚下满是亮晶晶的一粒粒的东西,脱下手套一摸,哦,原来是冰晶,我们到了积雪冰川带了。   我一下子清醒了,抬起头来,在夜色中,我隐约看到白色的山顶好像非常近,看上去再往上爬200多米高就到了。我们没有停留,继续前进,但攀登越来越艰难。低温仿佛把人的意识也冻僵了,我感觉自己像喝醉了一样,头晕晕糊糊,身体晃晃悠悠,手脚机械麻木。才200多米山路,怎么还没到啊!?此时,我仿佛真的成了四足动物——豹子,而且是快要被风干冻僵的豹子。我决不能泄气,一定要坚持往上爬。   不知爬了多久,感觉天色越来越亮了,只听向导大喊一声:“欢迎来到非洲屋脊!”我猛一抬头,正好看到那块竖在山顶的木牌子,很简陋,但很美,上面写着的文字意思是“祝贺你!现在,你在海拔5895米的非洲最高峰——乌呼鲁峰顶上”。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终于登顶啦!我们三位同行的中国人紧紧相拥,忘掉了一切辛劳,甚至忘掉了自己。风很大,还飘着雪,山顶真的有冰冻的豹子吗?我努力睁大眼睛寻找。当地时间5点多,太阳还在地平线下酝酿,周围白茫茫一片,脚下大片的冰川盖着山顶,显得那样平静、纯洁、壮丽,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广寒宫啊!因为没有带任何辅助设备,身体已经到极限了。不能停留太久,大约10分钟后我们赶快下撤,来不及抒发感想,但那种神奇的感觉,无以言表,永驻我心。   这是第四天,我们沿原路谨慎下撤。下到海拔3700米的二号营地,我们终于休息了一整夜。第五天,我们继续下行。一边下山,一边回味着这几天来的登山经历:在短短四五天内,我们仿佛从赤道地区来到了极地,经历了热带草原带、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温带森林带、高山草甸带、高山寒漠带、积雪冰川带,又回到赤道地区。乞力马扎罗山冷热两极化,山麓的气温可高达59℃,而山顶的气温又低至-34℃。   下到山麓,道别,上车,渐渐离开乞力马扎罗山了。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回程上,我都在远远地寻找和回望乞力马扎罗的“雪冠”。因为全球变暖和环境恶化,山顶的积雪融化、冰川退缩了,这美丽而神秘的“雪冠”可能会消失!联合国的报告预测,乞力马扎罗山的冰盖将随着全球变暖而融化,在15年后可能完全消失。   只有15年!我一路回来一路惋惜,真希望能留住这赤道上的“雪冠”啊!真希望现在的小小孩们,当他们长大后,能奋力登上乞力马扎罗的山顶,看到这赤道上的壮丽雪峰,如果有浪漫的情怀,还可以在白茫茫的冰雪中继续寻找那只冰冻豹子,然后兴奋地回来告诉我:“‘赤道雪峰’依旧!”      乞力马扎罗山地区已经于1968年辟为国家公园,有着热、温、寒三带野生动、植物。这一奇特的自然景观,是人类不可多得的珍贵自然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于1981年将它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名录》。

范文五: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有多美 投稿:廖曵曶

一个真正的男人,同时也一定是个充满了创造欲望的男人。      1      一个人对自己应该拥有完整的权利,这是一个人尊严感的体现。当然,尊严感首先是要身体独立,包括上半身的独立和下半身的独立。上半身主要以独立的思考为标志,包括要用美酒佳肴愉悦你的嘴和胃,用书和音乐饲养你的灵魂;下半身主要以行走和性为标志,一生走过多少个地方,和多少个心仪的人发生了灵与肉碰撞,生命的质量为此可以精确地量化。使用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权利在于你自己,不要假惺惺地说,我的身体不仅属于我自己,还属于谁谁谁,更不要把别人的身体也当作自己的身体来使用。   海明威对自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就掌控得很好,该使用就使用,该结束就结束。   在我描述海明威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故事之前,请先耐着性子读读他的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开头的文字。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19710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乞力马扎罗山海拔6000米左右,远没有喜马拉雅山那么高,但却因为海明威的小说勾起了许多登山者攀登的欲望。那头冻僵的豹子的尸体是一个谜,我坚持认为吸引它的决不是食物,而是那里的最美最美的雪。   我从一部电影中看到了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   灿烂的阳光下,这座上帝的庙殿好似戴上了一顶圣洁的帽子,而背景是磁蓝色的天空。好像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没有风的肆虐,植被屏住呼吸欣赏太自然的杰作;没有鹰的盘旋,蓝天不容一点杂质涂抹这圣灵的纯净。在白色中,在蓝色中,乞力马扎罗山被雪赋予了尊严和专制,单纯和安详,它是挑战它的所有生命的挽歌,它是所有为欲望而奔忙的人的休止符,它是诱惑,它是困惑,它是没有人能读懂的诗。   下雪了,还是没有风。羽毛般的雪花洋洋洒洒,落雪无声,安详得像上帝用温柔的手为你铺上棉被,雪花下坚硬的岩石似乎都要做美妙的梦了。仔细听,还是有细细的声音,沙沙沙,沙沙沙,那是落雪的旋律,那是思考的指针在滴滴答答地走,无论你经历了多少坎坷,此刻,你闭上眼睛,听这真正的天籁之音,你和落雪一起融进乞力马扎罗山的植被,然后慢慢化作圣洁的水,滋养你为之遗憾和曾经愤怒的心;或者让生命在寒冷中冻结成冰的晶莹美丽,成为那头豹子。      2      如今,西方每年在海明威的生日这一天,还要举行海明威最佳相像者大赛。这是因为海明威那张标准化的男子汉的脸:一双大眼永远闪射出逼人的光芒,一脸胡子永远标注着雄性的骄傲,四四方方的轮廓和发红的脸庞,还有性感的下巴,这可都是女人们心仪的零件啊。   和这张生动的脸相反,海明威的身体则非常丑陋。他一生参加过五次战争,受伤几十次之多,还遇到过两次飞机失事,所以海明威满身都是伤疤。   据说,有很多女人被海明威的风采迷倒,却又恐惧于他的身体。   也许和早年巴黎时代海明威的写作方式有关。从回忆录《流动的圣节》中可以知道,海明威年轻时很穷,经常饿肚子,住的旅馆也非常冷,他就常常到咖啡馆写作。倘若外面冷风大作,寒气逼人,他的小说中的故事也就发生在寒风呼啸的冬天。如果碰到一个光亮动人的姑娘进来,海明威的思绪就会受到牵扰,变得异常兴奋,很想把美人写进小说。这种写作方式很容易把小说情境化,小说叙事往往只选择一个生活横切面,一个有限空间,一小段时间,客观记录所发生的事件,回避作者甚至叙事者的解释与说明,使小说情境呈示出生活本身固有的复杂性和多义性。   海明威和许多女人的故事,就从咖啡馆开始。   想想看,那个女人在浪漫气息的咖啡馆与海明威相遇,烛光下的海明威的脸该是铜紫色的吧,眼神中跳动的欲火该是火山式的吧,谈吐虽然和他一贯的“电报式的叙述”相近,但爱慕的告白该是莎士比亚的诗化语言的风格吧。哪个女人能抵抗这样的男人?   一夜缠绵,不,和野兽般的海明威做爱该用一夜搏斗来形容。   醒来发现了什么?那是极其丑陋的身体,一道道疤痕歪歪扭扭,像一条条蚯蚓,或者像一条条长着无数条腿的蜈蚣,还有一个个枪眼,像牛被宰杀时鼓凸的眼珠子,至于烧伤留下的大面积疮疤,更让人想到了魔鬼狰狞的脸。   “滚”!那位和海明威上床后的女人发出了恐惧的嘶喊。   很多人猜测海明威吞枪自杀是因为病痛、爱情或者创作力衰退,实际情况的确如这些猜测一样,海明威可以忍受丧失了性功能之后爱情的荒芜,但却不能忍受伤痛和创作的枯竭。当他意识到再也不能像雄狮那样霸占女人,让女人对他到处充满了伤疤的身体感到愤怒而惊叫的时候,他决定终结自己的生命。尽管有的人不认同这一观点,说从《乞力马扎罗的雪》就已经看出海明威对死亡的态度,说他早在许多年前就借哈里的相同身份体验了美丽而残酷的死亡,那只扣下扳机的手,不过是作家自己预先给生命的闹钟上好的发条罢了。      3      除了《老人与海》,《乞力马扎罗的雪》也是我喜爱的海明威小说中的一篇。这两篇小说都触及到了生命面临生与死的情境,前者写得宏阔悲壮,那是生命力的放大,后者写得低沉哀怨,那是触及到了肉体生而复灭这个永恒矛盾的磁场。   小说描述作家哈里带着自己情人到非洲狩猎,在乞力马扎罗山下,作家的腿坏疽,即将面临死亡。生命在终结的一刻总伴随着幻觉,回忆是必要的,而幻觉又给回忆带来了难以名状的痛苦,反正终点都是生命的消亡,在这一刻让幻觉带着回忆肆无忌惮地漫游,有谁在意呢?那么好吧,海明威让我们在这本小说中看到,哈里在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状态下,断断续续审视自己一生中的片段,其中,既有情场上的荒唐,也有战场上杀害无辜和战友的残忍,还有写作中撒谎的无耻和没有来得及写作的遗憾,最终,在死亡的幻梦中,哈里飞向了乞力马扎罗的雪峰顶。   我所感兴趣的是,在这部半自传体小说中,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强悍的男人,活着,在不断冒险式的战场、狩猎和爱情生活里体验自己生命的意义,而死亡临近时,却在清醒和惊悚的两种意识流的交汇中,对自己的一生产生了彷徨疑惑与苦苦挣扎的反思。   我感到疑问的是,临到死亡,哈里为什么对陪伴在身边的情人有如此强烈的不耐烦情绪,在哈里的情感世界里,是否藏着另外一个爱人,不管走过多少地方,那不能遗忘的容颜总是折磨他的大脑,她会像乞力马扎罗的雪一样不会在他心里融化掉。   我感到欣喜的是,在哈里斑驳陆离的意识流动中,在小说杂乱纷呈的时空中,我慢慢领悟到一个广阔和宏大的主题,那不是一个简单的死亡主题,而是包括现在时的和过去时的对生命意义的思考,对战争与和平的思考,对爱情和欲望的思考,对道德和反叛的思考,对良知和罪恶的思考,这些思考正是一个作家的使命,而当死亡必将终结这些思考时,巨大的痛苦和对生命的留恋怎么能让人平静下来呢?   于是,在这样繁杂的背景――或者说前叙事的映衬之下,哈里的死亡不再仅仅是死亡本身,而是一种广义的哲学思索。海明威也许拒绝在小说里提到哲学本身――他曾经说过《老人与海》中的海就是海,但是海明威无法拒绝在哈里面对死亡重历一次人生后,他所得到的这种远甚于简单死亡的丰赡性。海明威尽管在题记里就写到了上帝的神殿和风干的豹子,可是哈里在幻梦中,在面对飞机下面多彩美丽的非洲大地的时候,一个现代人在蛮荒大陆的精神追寻已经超过了死亡所带来的单一庄严感和神性。除去题记,乞力马扎罗的雪只在文章的末尾出现,可是在哈里面临死亡的思索过程中,这座非洲最高峰不是一直默默地屹立于斯么?   “像整个世界那样无边无垠,在阳光中显得那么高耸,壮美,而且自得令人不可置信,那是乞力马扎罗的方形的山巅。”   这是《乞力马扎罗的雪》里唯一一段正面描写乞力马扎罗山上的雪,这像不像海明威强悍生命力的定格画面?据说,海明威狩猎遇到凶猛的狮子时,绝不会轻易开枪,他在丛林中优雅地移动步伐,就像斗牛士那样具有演出的性质,而后,在狮子猛扑过来的一瞬间,在最近的距离一枪打在它两眼之间,甚至随着狮子一同倒下,然后他站立起来,就像一座山峰。   在我看来,有多少女人和海明威上过床并不重要,女人们怎样惊讶他身上的伤疤也不重要,一个真正的男人,同时也一定是个充满了创造欲望的男人。   问题的关键是,海明威拥有纯金般的生命,他对生命的虔诚既体现在他对鲜活生命的体验和实践,也表现在他对垂死生命的反思和彷徨。活着,他用特立独行的方式表现了生命力的饱满,那是多么自由和伟岸的身影;生命快要终结时,他敞开了心扉,让回忆变得富有哲学意味,启发更多的人看清生命的本质;然后,在自己不能忍受的屈辱到来时刻,一枪果断地结束残缺不全的生命。   在海明威面前,我们活得有多少光亮、多少尊严,多少哲学意味?

范文六:我牵挂乞力马扎罗的雪 投稿:马疠疡

冲刺试题      阅读下面的诗歌,请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500字以上的文章(诗歌除外)。   无垠的绿色   在蜂拥而至的车轮下,萎缩   凶猛的黄沙吞噬着人们   赖以生存的土地   我看见,一只只奔跑跳跃在   草原上的生命   慢慢地,消失   在时间隧道的深处   我看见,蓝天上洞开的臭氧层   正在弥散开来   沉重地压迫着。我的头颅   ――节选自马克《我牵挂乞力马扎罗的雪》      写作指导      2009年12月,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被称为“二战以来最重要国际会议”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里,从贝拉会议中心传出的争吵声似乎从未停止过。最终,会议通过的《哥本哈根协议》无法律约束力,低于外界预期。尽管不尽如人意,但这次峰会有太多的话题值得议论……   哥本哈根的闹剧深深触动了诗人马克的心,于是他写下了《我牵挂乞力马扎罗的雪》这首诗。   “环保”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一个热门话题,也是本则材料作文的中心。可我们如何才能将“环保”类的文章写得生动感人,而不是泛泛而谈呢?怎样才能达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的效果呢?笔者认为,另辟蹊径是一种选择。   首先,绕开“惨不忍睹的环境描写”。许多“环保”主题的文章:喜欢大肆渲染环境恶劣变化的惨不忍睹的场面:昔日清澈的溪流恶臭冲天,遮天蔽日的森林满目疮痍,生机勃勃的野生动物濒临灭绝,澄澈透明的天空酸雨阵阵……这样的场面描写在“环保”类作文中登场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千人一面,千文一样”的表达效果肯定会让阅卷老师产生审美疲劳,得高分的可能性就不大。   其次,避开“声泪俱下的控诉”。很多“环保”作文都喜欢在大肆渲染了惨不忍睹的场面之后,对犯下如此罪恶的人类来一个声泪俱下的强烈控诉。这样的文章也是了无新意的。   那么应该如何来写呢?我们可以从细微处描写阳光的灿烂,于一滴水中寻找大海的博大,在无声处听惊天的巨雷。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写出的作文假、大、空,才能在文章中闪耀出属于自己的独特光芒。      例文范本      还记得我吗   李康馨   你还记得我吗?当初春的嫩叶再也绽放不出第一抹新绿:当翩跹的蝴蝶再也找不到栖息的绿茵:当那些奔跑的生命无从奢求浩瀚的森林。我提前淡出你的视线,你却无暇挥手与我告别。   我的过早退场不是瓜熟蒂落的完美结局,也不是水到渠成的理所当然。我多想,多想继续陪着你。我想跳跃在新绿的枝头,迎接第一缕阳光的亲吻;我想在草原上策马奔腾,望穿那一望无垠的绿色:我想成为你看到小树开花、小草发芽时眼里的那抹欣喜;我愿意是人们播种在你心里的美好的种子。   当有人疯狂地砍伐森林,我想阻止他。但锋利的斧刀和喧嚣着的机器让我望而却步;当有人宣称要征服沙漠却又因饥渴难忍而倒下时,我想唤醒他,只是一望无际的金黄里哪里还有水甘草美的绿洲呢?当一只只奔跑在草原上的生命逐渐消失,消失,我多想找回他们,只是何处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呢?   注定我会提前离开你。   因为我不忍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我带走了属于我们共同的回忆――奔跑的小溪,浩瀚的森林,清脆的鸟鸣,还有你在草原上跳跃着纷纷落下的笑语。   我也很想,很想我们的日子再长些,再纯粹些,不要有那些令人炫目的高科技,不要有那些叫嚣着要征服自然的自不量力。   我们的离别已注定。   你还记得我吗?   我的名字叫绿色。   内容:作者在内容上紧扣“环保”主题。没有“惨不忍睹的环境描写”和“声泪俱下的控诉”。亲切自然地写出了对绿色的无限眷恋,以及对破坏环境的人的强烈谴责。得15分(满分15分)。   结构:结构完整,尤其是结尾的独立成段将作者“亲切温柔的惦念”凸显得很醒目。得14分(满分15分)。   语言:语言优美生动,流畅自然,恰当地表达了对“绿色”的深切怀念。得15分(满分15分)。   创新:本文的创新在于避开众人的俗套思维,以“你还记得我吗”领起全文,在作者优美流畅的文字背后,在亲切温柔的惦念中,在依依不舍的情感抒发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保护环境之于人类的意义,这样的主题表达较之于前面所述的“控诉式,的叙述要深刻得多,感人得多!得10分(满分10分)。

范文七:乞力马扎罗――赤道最后的雪 投稿:侯輽輾

一直以来,乞力马扎罗的雪顶引发世人无限遐想,连大文豪海明威也被它的魅力折服,写下了著名短篇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The Snows of Kilimanjaro)。然而,赤道上独一无二的雪正在迅速消失。如果不是有图为证,你一定难以相信万年冰川在一百年间已所剩无几。专家预测,非洲第一高峰的雪很可能在2020年完全消失。气候问题的警钟再次敲响,假若不采取措施,地球气候将在不久的将来发生剧烈变化,从而引发更多自然灾害,直接威胁到人类和地球的生存。      It is called “the roof of Africa.” Rising 19,340 feet, nearly four miles into the sky, Mount Kilimanjaro is the highest point on the entire African continent.   Located in northeastern Tanzania in East Africa, Mount Kilimanjaro is about equidistant[等距的] from Cairo to the north and Cape Town to the south, around 220 miles south of the equator[赤道]. The majestic[庄严的] snow-capped peaks of Kilimanjaro have long captured the world’s imagination.   Thousands have traveled to Tanzania to climb the mountain or to view its famous glacier-covered peak. One such visitor, the American author Ernest Hemingway, even wrote a story about it. In The Snows of Kilimanjaro, Hemingway described the mountain’s ice fields as “wide as all the world; great, high and unbelievably white in the sun.”As spectacular as it is to see, the ice on top of Mount Kilimanjaro serves a much more important purpose. Formed more than 11,000 years ago, the glaciers are a vital[至关重要的] source of drinking and farming water for those who live in the surrounding areas. But for the last century, the snows have been disappearing. Kilimanjaro’s   glaciers have shrunk by more than 80% since 1912.   There are several theories as to why Kilimanjaro’s snow is disappearing so quickly. For one thing, the mountain is located in a tropical region. For this reason, its glacier is especially vulnerable[易受伤害的] to climate changes. One type of climate change is called global warming, which is causing a constant[不断的] rise in the earth’s temperature. Another possible reason the glaciers are melting is deforestation[砍伐森林], which happens when trees are cut down in mass quantities. Trees keep the air cooler and add moisture[湿气] to the atmosphere, which helps create clouds and precipitation[降水]. Regardless of[不管] the causes, the snows of Kilimanjaro continue to melt. Experts predict that the mountain’s glaciers could disappear completely by the year 2020.   The loss of Kilimanjaro’s glaciers removes a source of water from the mountain’s surrounding area. In addition, it will probably decrease the amount of tourism and the revenue[收入] it generates[产生] to Tanzania. Finally, the disappearing snow in Africa serves as proof that the Earth, with its changing climate and warming trends, cannot always sustain[维持] its natural treasures.       Fast Facts About Kilimanjaro    The meaning and origin of the name Kilimanjaro are unknown. It is thought to be a combination[结合] of the Swahili word “Kilima,” meaning “mountain,” and the KiChagga word “Njaro,” loosely translated as “whiteness,” giving the name “White   Mountain.”    Kilimanjaro, the highest mountain in Africa and fourth highest of the Seven Summits[顶点], is considered the tallest freestanding[独立式的] mountain in the world, rising 15,100 feet from base to summit.

   Kilimanjaro is composed of three distinct volcanic cones[锥形物]: Kibo (19,340 feet), Mawenzi (16,896 feet) and Shira (13,000 feet). Uhuru Peak is the highest summit on Kibo’s crater rim[火山口边缘].    Kilimanjaro is a giant stratovolcano[成层火山] that began forming a million years ago when lava[熔岩] spilled from the rift valley[地堑,裂谷] zone. The mountain was built by successive[连续的] lava flows. Two of its three peaks � Mawenzi and Shira � are extinct while Kibo, the highest peak is dormant[休眠的] and could erupt again. The last major eruption was 360,000 years ago, while the most recent activity was only 200 years ago.    Kilimanjaro has 2.2 square kilometers of glacial ice and is losing it quickly due to global warming. It may be ice free within 20 years, dramatically affecting local drinking water, crop irrigation, and hydroelectric[水力发电的] power.    Kilimanjaro lies within the 756-square-kilometer Kilimanjaro National Park, a 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and is one of the few places on earth that encompasses[包括] every ecological[生态学的] life zone including tropical jungle, savannah[热带草原], and desert to montane[山地森林的] forests, sub-alpine[亚高山带的] plants, and the alpine zone[高山带] above timberline[树带界线(在山区林木生长的最高上限)].    Kilimanjaro has five common routes to its highest summit: Marangu Route, Machame Route, Rongai Route, Lemosho Route and Mweka Route.   Machame and Lemosho routes are popular and scenic. Marangu is easiest and busy although the last ascent[攀登] to the crater rim is difficult.    Kilimanjaro was first climbed on October 5th, 1889 by German geologist Hans Meyer,   Marangu scout[侦察员] Yoanas Kinyala Lauwo, and Austrian Ludwig Purtscheller.    Climbing Kilimanjaro is easy and requires no technical climbing or mountaineering experience.   The biggest challenge and danger is the high altitude. Climbers die from improper   acclimatization[环境适应性] and altitude sickness rather than falls.    Kilimanjaro is not a peak you can climb on your own. It is mandatory[强制的] to climb with a licensed[得到许可的] guide and have porters[搬运工] carry your equipment. This sustains the local economy and allows local people to reap[收获] the rewards of tourism.    Mount Meru, a 14,980-foot volcanic cone, lies 45 miles west of Kilimanjaro. It is an active volcano; has a snowcap; lies in Arusha National Park; and is often climbed as a training peak for Kilimanjaro.      它被称为“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山拥有19340英尺(5895米)的海拔高度,高耸入天近四英里,是整个非洲大陆的最高点。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东非国家坦桑尼亚的东北部,赤道以南约220英里(354千米),大概相当于北面的开罗与南面的开普敦之间的中点。壮丽的乞力马扎罗山山顶覆盖着皑皑白雪,一直以来引发世人无限遐想。许多人为了爬上这座山或是一睹它闻名遐迩的冰峰雪顶而来到坦桑尼亚。其中一位慕名者――美国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甚至写了一个关于这座山的故事。在《乞力马扎罗的雪》中,海明威这样描绘其冰原雪野:“像整个世界那样宽广无垠;宏大、高耸,在阳光下白得令人   难以置信。”   乞力马扎罗山不单看起来壮观美丽,其雪顶事实上还起到一个更为重要的作用。山上的冰川早在11000年前已经形成,一直是附近地区居民饮用水和农业用水的重要来源。但是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雪顶在悄然消失。自从1912年以来,乞力马扎罗的冰川已经缩减了   超过80%。   对于乞力马扎罗的雪消融如此之快的原因,人们有好几种论断。一方面,这座山位于热带地区,因此其冰川尤其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其中一种气候变化便是全球暖化,这导致地球温度不断上升。冰川消融的另一种可能是滥伐森林,也就是大量树木遭到砍伐。树木能够降低气温,增加大气湿度,有助云的形成,带来降水。不管是什么原因,乞力马扎罗的积雪仍在消融。专家预测,到了2020年,这座山上的冰川可能完全消失。   乞力马扎罗山冰川的逐渐消失带走了附近地区的一大水源。此外,游客数量可能也将受到影响,从而减少旅游业为坦桑尼亚创造的收入。最后,非洲正在消失的雪证明了气候不断变化、气温逐日升高的地球已经不能永远保有其自然宝藏了。

     乞力马扎罗山基本知识一览    “乞力马扎罗”这个名字的意义和来源不为人知。有人认为它是斯瓦希利语“Kilima”和基查加土语“Njaro”的组合,前者意为“山”,后者大致可以译为“白”,于是产生了这个意为“白山”的名字。    作为非洲最高的山、在世界七大峰中名列第四位的乞力马扎罗山是世界上最高的独立式山峰,从基部到峰顶的高度达15100英尺(4602米)。    乞力马扎罗山由三座主要火山锥组成,分别是基博峰(19340英尺/5895米)、马文济峰(16896英尺/5150米)和西拉峰(13000英尺/3962米)。乌呼鲁峰是基博火山口边缘的最高峰。    乞力马扎罗山是一座巨大的层状火山。一百万年前,熔岩从裂谷带涌出开始形成火山,最后由连续不断的熔岩流累积而成。其三座山峰中的两座――马文济峰和西拉峰都是死火山,而最高峰基博峰则是一座休眠火山,有可能再次喷发。上一次火山大爆发发生在36万年以前,而最近的一次火山活动距今仅两百年。    乞力马扎罗山有面积达2.2平方公里的冰川,由于全球暖化,冰川正在迅速消失。在今后二十年内,乞力马扎罗山的冰川可能完全消失,这将严重影响当地的饮用水、农作物灌溉和水力发电。   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面积达756平方公里的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内。该公园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世界遗址,是地球上少数拥有全部生态生活区类型的地方之一,其中包括热带丛林、热带草原、沙漠、山地森林、亚高山带植被以及林木线以上的高山带。    有五条常规路线可到达乞力马扎罗的最高峰,分别是马兰谷路线、马夏米路线、龙盖路线、莱莫绍路线和姆维卡路线。马夏米和莱莫绍路线很受欢迎,沿途风景优美;马兰谷路线最轻松,来往游客最多,但是到火山口边缘的最后一段上坡路比较难走。    1889年10月5日,德国地质学家汉斯・梅耶、马兰谷带路人约安那斯・金亚   拉・罗沃和奥地利人路德维希・普策施勒成为登上乞力马扎罗山的第一批人。    攀登乞力马扎罗山很容易,无需攀爬技巧或登山经验。最大的挑战和危险在于其海拔高度。登山者多死于水土不服和高原反应,而不是失足。    乞力马扎罗山不是一座你能够凭一己之力便能征服的山峰。你必须与一位持证导游一起登山,并雇用搬运工人运送装备。这可以维持当地的经济,使当地居民能够享受到旅游业带来的利益。    位于乞力马扎罗山以西45英里   (72千米)处的梅鲁山是一座高14980英尺(4566千米)的活火山,山顶同样有积雪,地处阿鲁沙国家公园。人们攀登乞力马扎罗山之前经常会在梅鲁山进行训练。      Know More   《乞力马扎罗的雪》是美国作家海明威的短篇小说,于1936年首次发表,被称为海明威艺术上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故事开头记载了位于坦桑尼亚的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在上帝的殿堂山顶附近有一只风干的死豹,没有人知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寻找什么。这个引子带出一段故事:男作家哈利娶了崇拜他的富孀海伦做妻子。夫妻俩到坦桑尼亚打猎旅行,卡车在荒野抛锚,哈利被荆棘刺伤膝盖,得了坏疽,躺在帆布床上等待飞机救援。临死前,他回顾自己的一生,并且不时辱骂海伦。然后飞机来了,把他载往最近的城市,飞行途中他看见壮丽的乞力马扎罗山,其实这是他濒死时在梦中的所见……   该小说曾被改编为同名电影,于1952年上映,由格利高里・派克(Gregory Peck)和艾娃・加德纳(Ava Gardner)主演。

范文八:我牵挂乞力马扎罗的雪 投稿:曹缑缒

坤  

CE  } s 邪

: 啦  

C ^Ⅸ I NG  ^

苎   丝

我牵挂乞 力  扎岁的雪  与

— 写作     指导

’  

不忍 睹的场 面 : 日清澈 的溪流 恶臭 冲天 , 昔 遮天蔽  日的森林满 目疮 痍 ,生 机勃勃 的野 生动物 濒临灭  绝 .澄 澈透 明的天 空酸 雨阵阵 … …这样 的场面描  写在 “ 环保 ” 作文 中登场 本来 无可厚 非 , 是 “ 类 但 千 

20 年1月 , 丹麦首都哥 本哈根 , 称为“ 09 2 在 被 二 

战 以来最 重要 国际会议 ” 的哥本 哈根气 候峰 会 , 在  长达半 个月 的时 间里 ,从 贝拉会 议 中心传 出 的争 

吵声似 乎从 未停 止过 。最终 , 会议 通过 的《 本 哈  哥

根协议 》 法律 约束力 , 于外 界预期 。尽管 不尽  无 低

如人意 , 但这 次峰会有 太多 的话 题值 得议论 …… 

人 一 面 . 文一样 ” 千 的表达 效果肯 定会让 阅卷 老师 

产 生审美 疲劳 , 得高分 的可能 性就不 大 。   其次 。 避开 “ 泪俱 下的控诉 ” 很 多“ 声 。 环保 ” 作  文都 喜欢 在大 肆 渲染 了惨 不 忍睹 的场 面之后 , 对  犯 下 如 此 罪 恶 的人 类 来 一 个 声 泪俱 下 的强 烈 控  诉 。这 样 的文章也是 了无新 意 的。  

哥本 哈根 的 闹剧 深深 触 动 了诗 人 马克 的心 ,  

于是他写 下 了《 我牵挂 乞力 马扎 罗 的雪 》 首诗 。 这   “ 保 ” 现代 社会 发 展 的一个 热 门话 题 , 环 是 也 

是本则材 料作 文 的中心 。可我们 如何 才能将 “ 环 

保 ” 的文章 写得 生 动感 人 , 不是 泛 泛 而谈 呢 ? 类 而   怎样 才能达 到“ 人无我有 , 人有 我精” 的效果 呢?笔  者认 为 . 辟蹊径 是一种选 择 。 另   首先 . 开“ 不 忍睹 的环境 描写 ” 绕 惨 。许 多“ 环 

那 么应该 如何 来写 呢 ?我们可 以从 细微处 描  写 阳光 的灿烂 , 一滴水 中寻 找大海 的博大 , 无  于 在

声 处 听 惊 天 的 巨雷 。  

只有这 样才 能避免 写 出的作 文假 、 、 , 大 空 才 

能在文 章 中闪耀 出属 于 自己的独特光 芒 。  

保” 主题 的文章 . 欢大肆 渲染 环境恶 劣变 化 的惨  喜

4 豆  2  

粳 娜 过   、 补

裔  

蠡   班绩遍景。 币 道想  蓄 成普不气” : 没   “ 难

CB  l P IC Du^N G  Sr F    n

:  

苎   垫

例 文 范本 

模 拟 评 分 

还 记得 我吗 

◇ 李 康 馨 

内容 : 者在 内容 上  作

紧扣 “ 环保 ” 题 。 主 没有 “ 惨 

你 还记 得 我 吗 ? 当初 春 的  嫩 叶 再 也 绽 放 不 出 第 一 抹 新  绿 :当翩 跹 的 蝴蝶 再 也 找 不 到  栖 息 的绿 茵

;当那 些 奔 跑 的 生  命 无从 奢 求 浩 瀚 的森 林 。我 提  前 淡 出你 的视 线 ,你 却 无 暇挥 

手 与我 告别 。  

饥 渴 难 忍 而 倒 下 时 。我 想 唤 醒 

不 忍睹 的环 境 描 写 ”   和

他, 只是一 望无 际 的金黄里 哪里  还 有 水 甘 草 美 的绿 洲 呢? 当一  只只 奔 跑在 草 原 上 的生命 逐 渐 

消失, 消失 , 多想 找 回他们 , 我 只  是 何 处 才是 他 们 赖 以生存 的家 

园呢 ?  

“ 泪俱 下 的 控 诉 ” 亲 切 . 声 .  

自 然 地 写 出 了 对 绿 色 的  无 限 眷 恋 . 及 对 破 坏 环  以

境 的人 的 强烈 谴 责。得 l  5

分 ( 分 1 分 )  满 5 。 结 构 :结 构 完 整 , 尤  其 是 结 尾 的 独 立 成 段 将  作 者 “ 切 温柔 的惦念 ” 亲   凸 显 得 很 醒 目。 1 分 ( 得 4 满 

分 l 分 )  5 。

我 的过早 退 场 不 是 瓜 熟 蒂 

注定 我会提 前 离开你 。   因 为我 不 忍 看 到 你现 在 的 

样子。  

落 的完 美 结 局 .也 不 是 水 到渠 

成 的理所 当然 。我多想 , 想继  多 续 陪着 你 。我 想 跳 跃 在新 绿 的  枝 头 , 接第 一 缕 阳 光 的亲 吻 ; 迎   我想 在 草原 上 策 马 奔 腾 .望 穿  那一 望 无垠 的绿 色 :我 想 成 为  你看 到 小树 开 花 、小 草发 芽 时 

我带 走 了属 于 我们 共 同 的  回忆— — 奔 跑 的小 溪 ,浩 瀚 的 

语 言 : 语 言 优 美 生 

森林 , 脆 的 鸟 鸣 , 清 还有 你 在 草  原上 跳跃 着纷纷 落 下 的笑 语 。   我 也 很 想 ,很 想 我 们 的 日   子再 长 些 , 纯 粹 些 , 要 有 那  再 不

些令 人炫 目的高科技 , 要有 那  不

些 叫 嚣 着 要 征 服 自然 的 自 不 量  力。  

动 , 畅 自然 , 当地 表  流 恰

达 了 对 “ 色 ” 深 切 怀  绿 的

念 。得 1 分 ( 分 l 分 )  5 满 5 。

眼里 的那 抹欣 喜 ;我愿 意 是 人 

们 播 种 在 你 心 里 的 美 好 的 种 

子。  

创 新 : 文 的创 新 在  本

于避 开众 人 的 俗 套 思 维 .   以 “ 还 记 得 我 吗 ” 起  你 领 全 文 . 作 者优 美 流畅 的 , 在  

当有人疯 狂地砍 伐森林 。   我想 阻 止他 ,但 锋 利 的斧 刀 和 

喧 嚣着 的 机 器 让 我 望 而 却 步 :   当有 人 宣称 要 征服 沙 漠 却 又 因 

我们 的离别 已注定 。  

你还 记得 我 吗?   我 的名字 叫绿 色 。  

文 字 背后 , 亲切 温柔 的  在

惦念 中。 在依 依 不舍 的情 

感抒发 中. 我们 深 深 地 感 

受 到 了保 护 环 境 之 于 人 

类 的意 义 . 这样 的主 题 表 

达 较 之 于 前 面所 述 的 “ 控 

诉 式 ” 的 叙 述 要 深 刻

得  多 , 人 得 多 !得 1 分 ( 感 0 满 

分 l 分 )  O 。

( 余  刚/ 荐评 )  

J0 , 、  的罄  笑

工手 们好复功 有么 伺 人里 要好习氐还什 耍 

叵 巫)3   4  

范文九:乞力马扎罗到2022年将无雪 投稿:蒋糅糆

D is

c o v e ry

O f Afa t u

re

目困曼 圈

U

J

●L _

J

L

. . . . . .

图中

头 雌 l生巨 头 鲸 ( 也 叫抹 香鲸 ) 正 口 含

差 不 多 9 米长 的 巨 型 鱿 鱼 的尸 骸

头幼 鲸 则游 弋在妈

妈 的身旁 这 张照片是 最近 在 日本小 笠原 群 岛附近 海 域

l 拍到 的 它跟 同Ul ~f 到 的 另

, ,

组 照 片成 为 巨 头鲸 喜欢 捕

食 巨 型 鱿 鱼 的 罕见 证 据

这 些 照 片还 显 示

成年 巨 头鲸

( 体长 可达 18 米 ) 利用猎 物来指 导 幼鲸怎样 捕 猎

几乎

可 以 肯定 鱿鱼 的 鱿鱼

, ,

巨 头鲸是 在附近 海 沟 的黑 暗深 处 捕猎到 巨 型

这座 海沟是 巨 头 鲸 喜欢 的狩 猎场

为捕食 巨 型

10 0 0

巨 头鲸 常常要 花

个 多 小时潜 至 水 下

米深

与 巨型 鱿 鱼之 间的搏斗

常会在 巨 头鲸 身上 留下 累

累伤痕

直到最 近

这种 伤痕 和 巨 头鲸 胃 内物是 它 们爱

吃 巨 型鱿 鱼 的仅 有证 据

恐 龙为 什 么 会 灭 绝 ? 几 十 年 来 最 流 行 的 观 点 是

6 5 0 0 万 年前

灭绝

也 就是说

光是 尤 卡坦 那

次大 碰 撞还 不 足 以 杀

颗 巨 型 小 行 星 在 当今 墨 西 哥尤 卡 坦 半

, 。

灭恐 龙

而是 加 上 随后 的 第二 次大 碰 撞才最 终使得 恐 龙

岛附近 撞击地 球 引发 全球气候改变 而 最 终导 致 大 灭 绝

但科 学 家最 新发现 另

从 地球上 销声 匿 迹

在这 次 大碰 撞 发生 大 约

3 0 万 年后

颗 直径

4 f)

千米 的小行 星 又 撞 上 了印度西 海 岸 附近

在印度洋海 床上 造 成 撞击力 度之 大

个 直径达

500

千 米 的 巨坑

这次

导 致撞 击点所在 区 域 的地 壳气 化

更加

炽热 的地 幔 上 涌

形 成撞 击坑 高 而 参 差不 齐的边 缘

仅 如 此 就连 印度 次大 陆 的

小块 也 被撞 掉 并漂 至 非洲

从 而 形 成 当今 的塞 舌 尔群 岛

这 次撞 击可 能还 加 剧 了 当

时 印度西 部 已经 出现 的火 山 大爆发

最 终 导 致 恐 龙彻底

9

_ -

范文十:海明威,乞力马扎罗的雪 投稿:郭戜戝

读《乞力马扎罗的雪》

———致《乞力马扎罗的雪》 临近尾声, 你会翻出哪些定格封存在记忆里的场景?心底遗憾的是 什么?会怎样剖析自己?你真的够坦白吗?曾经心心念念的初衷你还记得吗? 那一方洁白的山巅,象征每个人心中至纯至净的圣土,有生之年, 不论你的心已多么沧桑,你总会以一个孩童的虔诚去向往它,仰望它;你总是幻 想能重拾热情,能如初见美好,希望衰老、悲伤、罪孽、厌倦都能被那高耸宏大 且白得不可思议的皑皑山巅所覆盖。生命若能焕发新生,像这终年如新生的白雪 一般~~~ 为什么无数个可以漫长活着的时日不去认真地对待自己,等生命 像失落的风筝线抓不住时,才说“没有时间了~~~~我干什么事情,总是干得太 久了, 也干得太晚了, 不可能指望人家还在那。 人家全走啦, 已经酒阑席散~~~” 一个阅尽浮华的思想者在他凌乱的生命里寻找:什么是最值得珍 视的,什么是最纯真的,什么是最永恒的!

字典词典有关黄河民间故事有关黄河民间故事【范文精选】有关黄河民间故事【专家解析】时间在头发里行走时间在头发里行走【范文精选】时间在头发里行走【专家解析】美丽的小路美丽的小路【范文精选】美丽的小路【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