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雄黄酒的意义_范文大全

饮雄黄酒的意义

【范文精选】饮雄黄酒的意义

【范文大全】饮雄黄酒的意义

【专家解析】饮雄黄酒的意义

【优秀范文】饮雄黄酒的意义

范文一:切莫乱饮雄黄酒 投稿:莫縪縫

关于雄黄酒的传说

  屈原投江之后,屈原家乡的人们为了不让蛟龙吃掉屈原的遗体,纷纷把粽子、咸蛋抛入江中。一位老医生拿来一坛雄黄酒倒入江中,说是可以药晕蛟龙,保护屈原。一会儿,水面上果真浮起一条蛟龙。于是,人们把这条蛟龙扯上岸,抽其筋,剥其皮,之后又把龙筋缠在孩子们的手腕和脖子上(彩绒),再用雄黄酒抹七窍,认为这样可以使孩子们免受虫蛇伤害。据说,这就是端午节饮雄黄酒的来历。

  

  雄黄酒是端午节的美酒。在汪曾祺的《端午节的鸭蛋》中提到过雄黄酒,文中说:“喝雄黄酒。用酒和的雄黄在孩子的额头上画一个‘王’字,比作猛虎,以威邪魅。这是很多地方都有的。旧时几乎家家酿雄黄酒,但多为男人饮,有些会喝酒的女人也饮些,小孩不能喝,大人就用手指蘸酒在小孩面庞耳鼻手心足心涂抹一番。至今,中国不少地方都有喝雄黄酒的习惯。”《清嘉录》记载:“研雄黄末,屑蒲根,和酒饮之,谓之雄黄酒。”说的就是端午节时,民间百姓于此日将蒲根切细、晒干,拌上少许雄黄,浸白酒做成雄黄酒,亦有单独用雄黄浸酒的。

  雄黄又名雄精、石黄、薰黄、黄金石,主要产于湖南、甘肃、云南、四川等地。作为一种中药药材,中医认为,雄黄性温、微辛、有毒,主要用做解毒、杀虫药。既可以外搽又可以内服。外用治疗恶疮、蛇虫咬伤等,效果较好。雄黄少量饮用,可治惊痫、疮毒。由于雄黄毒性太大,极少用于直接内服,一般内服多入丸、散剂。

  传统饮雄黄酒的习俗是一种恶俗。雄黄的主要成分是硫化砷,砷是提炼砒霜的主要原料,喝雄黄酒等于吃砒霜;雄黄还含有较强的致癌物质,即使小剂量服用,也会对肝脏造成伤害;并且,雄黄具有腐蚀作用。因此,服用雄黄极易使人中毒,轻者出现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甚至出现中枢神经系统麻痹、意识模糊、昏迷等,重者则会致人死亡。

  古时的老百姓为了“驱邪”“解毒”,将中医学上针对实证采用雄黄的攻下疗法,误解为雄黄有驱邪作用,还把中医学上的解疮毒误解为雄黄可以解除或排出体内的毒物。

  由此可见,人们不仅不能自制雄黄酒,就是含有雄黄的药品,也应当在医生指导下使用。

  但如在雄黄里加入艾叶、熏草等原料制成香包供妇女和儿童佩戴,可起到杀除病菌、消除汗臭、清爽神志的作用。同时,雄黄、艾叶、熏草都能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可使蛇虫嗅之远遁。

范文二:劝君莫饮雄黄酒 投稿:余靓靔

雄黄酒的传说

  端午节除了吃粽子、划龙舟,还有一项由来已久的传统,那就是:“樱桃桑葚与菖蒲,更买雄黄酒一壶。”

  传说屈原投江以后,百姓们担心先生的身体会被鱼虾吃掉,于是往江里投入粽子的同时,也倒入一坛雄黄酒,不久便浮上来一条被药晕的蛟龙,从而保住先生全身。后来《白蛇传》故事中也引用了这个典故,白娘子在端午节这天喝了雄黄酒现出原形。可见自古百姓都相信雄黄酒可以驱虫、解毒、辟邪,且端午节正值南方的梅雨季节,喝点酒驱寒,精神也愉悦不少。

  然而,近些年来,服用雄黄酒中毒的事件偶见报端,甚至还有其导致死亡的案例。中毒者均呈现四肢抽搐、焦躁不安、面色苍白、呼吸困难等症状。对死者进行解剖以后,发现肝、胃、肺损伤最为严重,而且这三种脏器中的砷含量非常高。

  关于雄黄酒,还有一则流传已广的传言,即喝雄黄酒可以生儿子。据报道,一位孕妇在怀孕4周的时候开始每天喝少量雄黄酒,生下的婴儿却双耳失聪,医院确诊为胎儿期砷中毒,而严重的砷中毒还会导致胎儿致畸、孕妇流产等。

  雄黄的毒性

  喝了千百年的雄黄酒竟然能使人中毒?这是真的吗?答案是肯定的。雄黄是一种矿石,其主要成分是硫化砷。雄黄的毒性主要来自以下两个方面。

  1.纯度不够。雄黄是一种天然形成的矿石,往往含有许多杂质,这其中不乏汞、铅等重金属。除此之外,雄黄燃烧或者在空气中被氧化,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的物质――三氧化二砷,即砒霜。砒霜会使人中毒以致死亡,小说中武大郎就是喝了含有砒霜的中药因而“七窍流血”毙命。

  2.有毒产物。雄黄进入人体后,会产生复杂的化学变化,砷也由硫化砷转变为各种价态的砷化物,这些物质中包含有毒性的亚砷酸盐、甲基砷酸、二甲基砷酸等,会引起肝细胞肿胀或坏死,最终影响细胞正常代谢,首先是消化道细胞,其次就是神经细胞。所以砷中毒的症状也多为消化道和神经症状,肝脏损伤非常大。

  雄黄酒的药用

  既然雄黄有毒,为什么还会有雄黄酒以及中药呢?也许是因为古人发现了雄黄显著的驱虫功效,而在当时的条件下,对其毒性认识还不够,也缺乏相应的研究手段去发现。西汉时期记载“夜烧雄黄,水虫成列。”意思是夜间烧雄黄,冒出来的烟就可以把虫杀死。所以我国古人就把雄黄纳入中药材的范畴,主要用于杀虫、止痛、去疥疮等。

  民间服用雄黄酒的历史已久,如果一饮即中毒,雄黄酒早就不复存在了。这说明雄黄酒中毒事件并不常见。入酒也好,入药也罢,雄黄毕竟一直在为人所用,而引起的中毒以及致死率很低,这主要因为:

  1.雄黄并不是原始的矿石拿来直接入药,而是要经过非常复杂的炮制过程,其中一道工序就是去除氧化砷,减少了一定的毒性。而且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对雄黄的炮制也越来越趋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比如有研究利用微生物炮制雄黄,发现可以降低毒性,增强药性。

  2.中成药的成分也是重要因素,目前雄黄入药绝非只有雄黄一种药材,而是多种中药配伍制作而成,比如六神丸的配方,就有明显的减毒作用。《中国药典》中记载的26种含有雄黄的中成药,其中有我们非常熟知的牛黄解毒片、牛黄清心丸、安宫牛黄丸、六神丸等,儿童常用的至宝丹中也有雄黄成分。这些中成药都经过了严格的毒理学研究,证明其有效性远大于毒性。对经过医生诊断需要服用这些药物的人群来讲,利大于弊。

  3.雄黄是治病还是致病的第三个关键,就是剂量。砷在体内积累到一定的量才会出现中毒症状。硫化砷不溶于水和酒精,溶出物很少,除非大量饮用,少量喝雄黄酒是不会引起急性中毒的。

  端午莫饮雄黄酒

  除了雄黄,为人们所熟知的“黄”矿还有雌黄。雌黄与雄黄堪称“双胞胎”,成分性质都很相似,雄黄的主要成分是硫化砷,雌黄则是三硫化二砷,二者都有杀菌消毒防虫害的作用。但二者颜色不同,雄黄是橘红色,雌黄是柠檬黄色,颜色与古代用纸相似,又有很好的覆盖性能,所以常被古人制成“涂改液”,用于涂改字迹,“信口雌黄”也由此而来,用于形容乱写文字,乱发议论。而我国文化瑰宝――莫高窟壁画中鲜艳明亮的黄色,也含雌黄。雄黄和雌黄的成分决定了其毒性,无论入药、入食还是入画,都被谨慎使用。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建议:端午莫饮雄黄酒!

  如果还希望保持老传统,那就将雄黄酒由“内服”转为“外用”,不再饮用,而是用于喷洒房间庭院,或者少量涂抹手腕脚踝,起到杀菌消毒的作用。如果患有皮癣、脚气等真菌引起的皮肤疾病,在痛痒难耐的时候,患处涂抹雄黄酒会极大地缓解症状。

  对于含有雄黄的中药,最重要的是判断我们需不需要吃、吃多大剂量以及吃多久,这都应由专业医生给出建议,我们则应严格遵医嘱用药,切莫以为“中药都是安全的”而长期服用,也无需认为“雄黄有毒”而拒绝服用。

  雄黄酒的替代品

  端午节,如果不喝雄黄酒,我们喝什么好呢?首选鲜榨果汁,当然是不滤除果肉的果汁。因为粽子一般都比较油腻,无论馅料是红枣豆沙,还是肉或者蛋黄,热量普遍较高,此时我们的身体最需要的就是膳食纤维,可以减少能量物质的吸收,延缓血糖上升速度。鲜榨果汁保留了膳食纤维,大量的果酸还会促进胃酸的分泌,更有利于消化粽子。

  其次是喝茶,普洱茶配肉粽子,既解腻又去脂;绿茶配甜粽子,中和了枣与豆沙的甜腻,使得粽子口感趋于清淡。当然,帮助消化的还有山楂茶、菊花茶等。

  不管喝什么,都建议在饭前半小时少量喝,滋润消化道、唤醒肠胃,进食时便于吞咽。如果喝太大量或者边吃边喝,容易冲淡胃液,反而造成消化不良。若是饭后饮用,也建议半小时以后再喝。

范文三:九月端午节身佩香囊、饮雄黄酒 投稿:周積穎

在山西乡村,不论丰年欠岁,贫富之家,端午节孩子们的香袋、长命线、艾叶虎是非做不可的。一个小小的香袋为什么能这样牵动人心,千年不绝?传说古时候,每年的四、五月间各种虫害、瘟疫严重地威胁着人们,玉皇大帝便派了一位神仙下凡,察访民情,治理瘟害。神仙发现同是天下人,心眼不一般,有的人好,有的人歹,便惩恶护善,掏出五色香袋对善良的人说:每年五月初五,你们同家里的小孩戴上它,“身上戴香包,门上插艾蒿,瘟病全除掉,吉祥光高照。”奇怪的是,从那以后凡是带香袋的大人小孩,虫害见了便逃之夭夭,而没有香袋的恶人们不免被虫害毒疫毒死了。

传说难免有神秘的迷信色彩,但只要冷静地分析,其中不无科学道理。《神农本草经》及《本草纲目》都记载有艾叶茗含芳香油,可用来杀虫,防止病害,亦可用作调香原料。早在先秦时期,艾就被采集作药用,制灸条治病。山西的五月初,正是春夏之际,虫害复生,时疫流行。此时人们首要的就是要消毒防病,民间艺人用香袋包药佩带,既治病除臭驱虫散浊,薰香去汗味,又是人们盼望孩子们健康平安心愿的表露,为孩子们增添了如意的玩物,耍起来小巧玲珑,香爽周身,真是一举多得。山西乡村的香袋是用棉织布和丝线绣制成各种精巧玲珑的小布包,装上雄黄、苍木、艾等中药。其中有的绣制成“五毒”形象的蛇、蝎子、壁虎、千爪虫、疥蛤蟆,还有虎、鸡等动物形象的香袋;有的缝绣成瓜果蔬菜,花鸟草虫。最复杂的是“虎踩五毒串”,最上的一个较大的老虎脚下吊着五种毒虫,意为踩死毒害,消毒免灾。用五彩丝垂金锡钱锁挂于婴儿胸前,缠纸帛,折菱角,缀于儿童腰间,把孩子装扮得漂亮可爱,既有香洁避秽的功能,又是儿童们随手可抓的玩具。孩子们把香袋作为端午的耍货,同布虎枕、小石狮一样,集装饰、实用、戏耍于一身。

从山西民间香袋玩具的艺术特色来看,晋北的粗犷大方,厚实质朴,夸张变形,感情深沉;晋南的精工巧秀,形象逼真,情趣生动;晋中的色彩艳丽,纹样雅致。这些种类繁多的香袋艺术,反映了三晋传统文化的悠久历史,展示了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体现着我们民族独有的审美情趣。不少在海外的侨胞至今仍对家乡的香袋难以忘却。

端午节还有饮用药酒的习俗,作为端午节俗的药酒主要是蒲酒和雄黄酒。蒲酒也叫菖蒲酒、菖华酒等,古代民间常在端五制作、饮用,俗云可避瘟气。宗懔《荆楚岁时记》载:“端午,以菖蒲生山润中一寸九节者,或镂或屑,泛酒以辟瘟气”。唐代殷尧藩的七律《端午日》有“不效艾符趋习俗,但祈蒲酒话升平”的诗句。虽然蒲酒之名史不绝书,但是近世民间以雄黄酒最普及,饮雄黄酒既是家喻户晓的《白蛇传》情节,也是大家都遵行的习俗。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端阳》记曰:“午前细切蒲根,伴以雄黄,曝而浸酒。饮余则涂抹儿童面颊耳鼻,并挥酒床帐间,以避毒虫。”用雄黄酒涂抹小儿面颊耳鼻俗称“画额”,通常是用雄黄酒在小儿额头画“王”字,一借雄黄以驱毒,二借猛虎(“王”字似虎的额纹)以镇邪。

范文四:九月端午节身佩香囊、饮雄黄酒 投稿:孔亃亄

[九月端午节身佩香囊、饮雄黄酒] 在山西乡村,不论丰年欠岁,贫富之家,端午节孩子们的香袋、长命线、艾叶虎是非做不可的,九月端午节身佩香囊、饮雄黄酒。一个小小的香袋为什么能这样牵动人心,千年不绝?传说古时候,每年的四、五月间各种虫害、瘟疫严重地威胁着人们,玉皇大帝便派了一位神仙下凡,察访民情,治理瘟害。神仙发现同是天下人,心眼不一般,有的人好,有的人歹,便惩恶护善,掏出五色香袋对善良的人说:每年五月初五,你们同家里的小孩戴上它,“身上戴香包,门上插艾蒿,瘟病全除掉,吉祥光高照。”奇怪的是,从那以后凡是带香袋的大人小孩,虫害见了便逃之夭夭,而没有香袋的恶人们不免被虫害毒疫毒死了。

传说难免有神秘的迷信色彩,但只要冷静地分析,其中不无科学道理。《神农本草经》及《本草纲目》都记载有艾叶茗含芳香油,可用来杀虫,防止病害,亦可用作调香原料。早在先秦时期,艾就被采集作药用,制灸条治病。山西的五月初,正是春夏之际,虫害复生,时疫流行。此时人们首要的就是要消毒防病,民间艺人用香袋包药佩带,既治病除臭驱虫散浊,薰香去汗味,又是人们盼望孩子们健康平安心愿的表露,为孩子们增添了如意的玩物,耍起来小巧玲珑,香爽周身,真是一举多得。山西乡村的香袋是用棉织布和丝线绣制成各种精巧玲珑的小布包,装上雄黄、苍木、艾等中药。其中有的绣制成“五毒”形象的蛇、蝎子、壁虎、千爪虫、疥蛤蟆,还有虎、鸡等动物形象的香袋;有的缝绣成瓜果蔬菜,花鸟草虫,范文《九月端午节身佩香囊、饮雄黄酒》。最复杂的是“虎踩五毒串”,最上的一个较大的老虎脚下吊着五种毒虫,意为踩死毒害,消毒免灾。用五彩丝垂金锡钱锁挂于婴儿胸前,缠纸帛,折菱角,缀于儿童腰间,把孩子装扮得漂亮可爱,既有香洁避秽的功能,又是儿童们随手可抓的玩具。孩子们把香袋作为端午的耍货,同布虎枕、小石狮一样,集装饰、实用、戏耍于一身。

从山西民间香袋玩具的艺术特色来看,晋北的粗犷大方,厚实质朴,夸张变形,感情深沉;晋南的精工巧秀,形象逼真,情趣生动;晋中的色彩艳丽,纹样雅致。这些种类繁多的香袋艺术,反映了三晋传统文化的悠久历史,展示了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体现着我们民族独有的审美情趣。不少在海外的侨胞至今仍对家乡的香袋难以忘却。

端午节还有饮用药酒的习俗,作为端午节俗的药酒主要是蒲酒和雄黄酒。蒲酒也叫菖蒲酒、菖华酒等,古代民间常在端五制作、饮用,俗云可避瘟气。宗懔《荆楚岁时记》载:“端午,以菖蒲生山润中一寸九节者,或镂或屑,泛酒以辟瘟气”。唐代殷尧藩的七律《端午日》有“不效艾符趋习俗,但祈蒲酒话升平”的诗句。虽然蒲酒之名史不绝书,但是近世民间以雄黄酒最普及,饮雄黄酒既是家喻户晓的《白蛇传》情节,也是大家都遵行的习俗。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端阳》记曰:“午前细切蒲根,伴以雄黄,曝而浸酒。饮余则涂抹儿童面颊耳鼻,并挥酒床帐间,以避毒虫。”用雄黄酒涂抹小儿面颊耳鼻俗称“画额”,通常是用雄黄酒在小儿额头画“王”字,一借雄黄以驱毒,二借猛虎(“王”字似虎的额纹)以镇邪。

范文五:端午节身佩香囊、饮雄黄酒 投稿:侯製裾

端午节身佩香囊、饮雄黄酒

在山西乡村,不论丰年欠岁,贫富之家,端午节孩子们的香袋、长命线、艾叶虎是非做不可的。一个小小的香袋为什么能这样牵动人心,千年不绝?传说古时候,每年的四、五月间各种虫害、瘟疫严重地威胁着人们,玉皇大帝便派了一位神仙下凡,察访民情,治理瘟害。神仙发现同是天下人,心眼不一般,有的人好,有的人歹,便惩恶护善,掏出五色香袋对善良的人说:每年五月初五,你们同家里的小孩戴上它,“身上戴香包,门上插艾蒿,瘟病全除掉,吉祥光高照。”奇怪的是,从那以后凡是带香袋的大人小孩,虫害见了便逃之夭夭,而没有香袋的恶人们不免被虫害毒疫毒死了。

传说难免有神秘的迷信色彩,但只要冷静地分析,其中不无科学道理。《神农本草经》及《本草纲目》都记载有艾叶茗含芳香油,可用来杀虫,防止病害,亦可用作调香原料。早在先秦时期,艾就被采集作药用,制灸条治病。山西的五月初,正是春夏之际,虫害复生,时疫流行。此时人们首要的就是要消毒防病,民间艺人用香袋包药佩带,既治病除臭驱虫散浊,薰香去汗味,又是人们盼望孩子们健康平安心愿的表露,为孩子们增添了如意的玩物,耍起来小巧玲珑,香爽周身,真是一举多得。山西乡村的香袋是用棉织布和丝线绣制成各种精巧玲珑的小布包,装上雄黄、苍木、艾等中药。其中有的绣制成“五毒”形象的蛇、蝎子、壁虎、千爪虫、疥蛤蟆,还有虎、鸡等动物形象的香袋;有的缝绣成瓜果蔬菜,花鸟草虫。最复杂的是“虎踩五毒串”,最上的一个较大的老虎脚下吊着五种毒虫,意为踩死毒害,消毒免灾。用五彩丝垂金锡钱锁挂于婴儿胸前,缠纸帛,折菱角,缀于儿童腰间,把孩子装扮得漂亮可爱,既有香洁避秽的功能,又是儿童们随手可抓的玩具。孩子们把香袋作为端午的耍货,同布虎枕、小石狮一样,集装饰、实用、戏耍于一身。

从山西民间香袋玩具的艺术特色来看,晋北的粗犷大方,厚实质朴,夸张变形,感情深沉;晋南的精工巧秀,形象逼真,情趣生动;晋中的色彩艳丽,纹样雅致。这些种类繁多的香袋艺术,反映了三晋传统文化的悠久历史,展示了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体现着我们民族独有的审美情趣。不少在海外的侨胞至今仍对家乡的香袋难以忘却。

端午节还有饮用药酒的习俗,作为端午节俗的药酒主要是蒲酒和雄黄酒。蒲酒也叫菖蒲酒、菖华酒等,古代民间常在端五制作、饮用,俗云可避瘟气。宗懔《荆楚岁时记》载:“端午,以菖蒲生山润中一寸九节者,或镂或屑,泛酒以辟瘟气”。唐代殷尧藩的七律《端午日》有“不效艾符趋习俗,但祈蒲酒话升平”的诗句。虽然蒲酒之名史不绝书,但是近世民间以雄黄酒最普及,饮雄黄酒既是家喻户晓的《白蛇传》情节,也是大家都遵行的习俗。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端阳》记曰:“午前细切蒲根,伴以雄黄,曝而浸酒。饮余则涂抹儿童面颊耳鼻,并挥酒床帐间,以避毒虫。”用雄黄酒涂抹小儿面颊耳鼻俗称“画额”,通常是用雄黄酒在小儿额头画“王”字,一借雄黄以驱毒,二借猛虎(“王”字似虎的额纹)以镇邪。

范文六:端午节身佩香囊、饮雄黄酒 投稿:方襠襡

在山西乡村,不论丰年欠岁,贫富之家,端午节孩子们的香袋、长命线、艾叶虎是非做不可的。一个小小的香袋为什么能这样牵动人心,千年不绝?传说古时候,每年的四、五月间各种虫害、瘟疫严重地威胁着人们,玉皇大帝便派了一位神仙下凡,察访民情,治理瘟害。神仙发现同是天下人,心眼不一般,有的人好,有的人歹,便惩恶护善,掏出五色香袋对善良的人说:每年五月初五,你们同家里的小孩戴上它,“身上戴香包,门上插艾蒿,瘟病全除掉,吉祥光高照。”奇怪的是,从那以后凡是带香袋的大人小孩,虫害见了便逃之夭夭,而没有香袋的恶人们不免被虫害毒疫毒死了。

  传说难免有神秘的迷信色彩,但只要冷静地分析,其中不无科学道理。《神农本草经》及《本草纲目》都记载有艾叶茗含芳香油,可用来杀虫,防止病害,亦可用作调香原料。早在先秦时期,艾就被采集作药用,制灸条治病。山西的五月初,正是春夏之际,虫害复生,时疫流行。此时人们首要的就是要消毒防病,民间艺人用香袋包药佩带,既治病除臭驱虫散浊,薰香去汗味,又是人们盼望孩子们健康平安心愿的表露,为孩子们增添了如意的玩物,耍起来小巧玲珑,香爽周身,真是一举多得。山西乡村的香袋是用棉织布和丝线绣制成各种精巧玲珑的小布包,装上雄黄、苍木、艾等中药。其中有的绣制成“五毒”形象的蛇、蝎子、壁虎、千爪虫、疥蛤蟆,还有虎、鸡等动物形象的香袋;有的缝绣成瓜果蔬菜,花鸟草虫。最复杂的是“虎踩五毒串”,最上的一个较大的老虎脚下吊着五种毒虫,意为踩死毒害,消毒免灾。用五彩丝垂金锡钱锁挂于婴儿胸前,缠纸帛,折菱角,缀于儿童腰间,把孩子装扮得漂亮可爱,既有香洁避秽的功能,又是儿童们随手可抓的玩具。孩子们把香袋作为端午的耍货,同布虎枕、小石狮一样,集装饰、实用、戏耍于一身。

  从山西民间香袋玩具的艺术特色来看,晋北的粗犷大方,厚实质朴,夸张变形,感情深沉;晋南的精工巧秀,形象逼真,情趣生动;晋中的色彩艳丽,纹样雅致。这些种类繁多的香袋艺术,反映了三晋传统文化的悠久历史,展示了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体现着我们民族独有的审美情趣。不少在海外的侨胞至今仍对家乡的香袋难以忘却。

  端午节还有饮用药酒的习俗,作为端午节俗的药酒主要是蒲酒和雄黄酒。蒲酒也叫菖蒲酒、菖华酒等,古代民间常在端五制作、饮用,俗云可避瘟气。宗懔《荆楚岁时记》载:“端午,以菖蒲生山润中一寸九节者,或镂或屑,泛酒以辟瘟气”。唐代殷尧藩的七律《端午日》有“不效艾符趋习俗,但祈蒲酒话升平”的诗句。虽然蒲酒之名史不绝书,但是近世民间以雄黄酒最普及,饮雄黄酒既是家喻户晓的《白蛇传》情节,也是大家都遵行的习俗。清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端阳》记曰:“午前细切蒲根,伴以雄黄,曝而浸酒。饮余则涂抹儿童面颊耳鼻,并挥酒床帐间,以避毒虫。”用雄黄酒涂抹小儿面颊耳鼻俗称“画额”,通常是用雄黄酒在小儿额头画“王”字,一借雄黄以驱毒,二借猛虎(“王”字似虎的额纹)以镇邪。

范文七:端午的风俗:沐兰汤饮雄黄酒祛五毒 投稿:宋爧爨

端午在古人心目中是毒日、恶日,在民间信仰中这个思想一直传了下来,所以才有种种求平安、禳解灾异的习俗。其实,这是由于夏季天气燥热,人易生病,瘟疫也易流行;加上蛇虫繁殖,易咬伤人,所以要十分小心,这才形成此习惯。种种节俗,如采药,以雄黄酒洒墙壁门窗,饮蒲酒等,看似迷信,但又是有益于身体健康的卫生活动。端午实在可算是传统的医药卫生节,是人民群众与疾病、毒虫做斗争的节日。今天这些卫生习俗仍然是应发展,并应弘扬传承的。

  端午的卫生习俗主要是:

  ①采药。这是最古老的端午节俗之一。《夏小正》载:“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岁时广记》卷二十二“采杂药”引《荆楚岁时记》佚文:“五月五日,竞采杂药,可治百病。”后魏《齐民要术·杂记》中,有五月捉蛤蟆的记载,亦是制药用。后来有不少地区均有端午捉蛤蟆之俗,如江苏于端午日收蛤蟆,刺取其沫,制作中药蟾酥;杭州人还给小孩子吃蛤蟆,说是可以消火清凉、夏无疮疖。还有在五日于蛤蟆口中塞墨锭,悬挂起来晾干,即成蛤蟆锭,涂于脓疮上可使消散。这种捉蛤蟆制药之俗,源于汉代“蟾蜍辟兵”之传说。又如湖北监利于端午“采百草”,亦采药草之俗。采药是因端午前后草药茎叶成熟,药性好,才于此日形成此俗。

  ②沐兰汤。端午日洗浴兰汤是《大戴礼》记载的古俗。当时的兰不是现在的兰花,而是菊科的佩兰,有香气,可煎水沐浴。《九歌·云中君》亦有“浴兰汤会沭芳”之句。《荆楚岁时记》:“五月五日,谓之浴兰节。”《五杂俎》记明代人因为“兰汤不可得,则以午时取五色草拂而浴之”。后来一般是煎蒲、艾等香草洗澡。在广东,则用艾、蒲、凤仙、白玉兰等花草;在湖南、广西等地,则用柏叶、大风根、艾、蒲、桃叶等煮成药水洗浴。不论男女老幼,全家都洗,此俗至今尚存,据说可治皮肤病、去邪气。

  ③饮蒲酒、雄黄、朱砂酒,以酒洒喷。《荆楚岁时记》:“以菖蒲(多年生草本植物,生在水边,地下有淡红色根茎,叶子形状像剑,肉穗花序。根茎可做香料,也可入药)或镂或屑,以冷酒。”蒲酒味芳香,有爽口之感,后来又在酒中加入雄黄、朱砂等。明谢肇 《五杂咀》:“饮菖蒲酒也……而又以雄黄入酒饮之。”明冯应京《月令广义》:“五日用朱砂酒,辟邪解毒,用酒染额胸手足心,无会虺(古书上说的一种毒蛇)蛇之患。又以洒墙壁门窗,以避毒虫。”此俗流传较广。至今,如广西宾阳,逢端午时便有一包包的药料出售,包括雄黄、朱耒、柏子,桃仁、蒲片、艾叶等,人们浸入酒后再用菖蒲艾蓬蘸洒墙壁角落、门窗、床下等,再用酒涂小儿耳鼻、肚脐,以驱毒虫,求小儿平安。另外有的地区还用雄黄酒末在小孩额上画“王”字,使小孩带有虎的印记,以用虎辟邪。这些活动,从卫生角度来看,还是有科学道理的。雄黄加水和酒洒于室内可消毒杀菌,饮蒲洒也颇有益。

  ④采茶、制凉茶。北方一些地区,喜于端午采嫩树叶、野菜叶蒸晾,制成茶叶。广东潮州一带,人们去郊外山野采草药,熬凉茶喝。这对健康也有好处。

  端午还有许多辟邪、灭疫活动,与上述的卫生习俗有密切的联系。如以五色丝系臂,曾是很流行的节俗。汉代应助《风俗通义》有记:“五月五日,赐五色续命丝,俗说以益人命。”《荆楚岁时记》载:“以五彩丝系臂,名曰辟兵,令人不病瘟。”另外又有称长命缕、续命缕、辟兵绍、五色缕、朱索等。据说也是因屈原而起,可以驱除灾害。为什么五彩丝线有这么大的威力呢?在东晋葛洪的《抱朴子》中又记述有将五色纸挂于山中,召唤五方鬼神的巫术,大概是以五色象征五方鬼神齐来护佑之意,源于我国古代的五行观念。另外,可能源于古代南方人的文身之俗。《汉书·地理志》记越人“文身断发,以辟饺龙之害”。晋人刘义庆《世说》等书,记以五色丝缠绕粽子,以投入江中,为蚊龙所惮。虽系传说,却透出了一丝值得玩味的信息。五色丝系于臂上,或为文身遗俗,另外还有其他佩饰之物。比如,《太平御览》引《风俗通))佚文:“又有条达等织组杂物,以相赠遗。”条达,即彩色织丝带,亦与五色丝相行。又有佩赡赊以辟兵之俗(此俗久已失传,仅《太平御览》中有记载)。这些习俗传到后世,即发展成许多种漂亮好玩的香囊等饰物。如《东京梦华录))记北宋开封过端午要购,“百索、艾(多年生草木板物,叶子有香气,可入药,内服可做止血剂,又供灸法上用。也叫艾篙或蕲艾)花、银样鼓儿花”。是佩戴饰物。《武林旧事》记南宋杭州时赐予后妃诸臣:“翠叶、五色葵榴、金丝翠扇、真珠百索、钗符、经筒、香囊、软香龙诞佩带。”清《帝京岁时纪胜》:“幼女剪彩叠福,用软帛缉缝老健人、角黍、蒜头、五毒、老虎等式。”是在端午制小人形(由古代艾人发展而来)、粽子、蒜头、五毒、巷虎等形的小香囊佩戴。《清嘉录》中记有另一种健人:“市人以金银丝制为繁缨(古代帽子上系在领下的带子)、钟铃诸状,骑人于虎,极精细,缀小钗为串,或有用铜丝、金箔为之者,供妇人插鬃,又互相献赉,名曰健人。”妇女也于髻上戴艾,插石榴花朵,既可驱邪,又兼装饰。

  在端午设置种种可驱邪的花草,来源亦久。最早的如挂艾草于门,《荆楚岁时记》:“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这是由于艾为重要的药用植物,又可制艾绒治病,灸穴,又可驱虫。五月文含艾油最多,(此时正值文生长旺期)所以功效最好,人们也就争相采艾了。除采艾扎作人外,也将艾扎作虎形,称为艾虎,《荆楚岁时记》注文云:“以艾为虎形,或剪彩为小虎,帖以艾叶内人争取戴之。”同时也在门上挂蒲束及葛蒲削的蒲剑,蒲束扎的蒲龙。《帝京岁时纪胜》:“(端午)插蒲龙艾虎。”《清嘉录》卷五:“戴蒲为剑,割蓬作鞭,副以桃梗蒜头,悬于床户,皆以却鬼。”桃梗是辟邪之吉物,蒜头被认为是象征武器铜锤,与蒲剑、蓬鞭相配,以赶却鬼祟。另外还焚烧艾蒿等以驱赶蚊蝇。在湖南、浙江等地则采葛藤挂于门相上,传说葛藤是锁鬼的铁链子,可驱鬼辟邪。

  与采药、采艾蒲等相联系的有蹋百草、斗百草等游戏,是古人往野外游艺之遗俗。后来发展成为插花等装饰艺术。

  民间认为五月是五毒(蝎、蛇、蜈蚣、壁虎、蟾蜍)出没之时,民间要用各种方法以预防五毒之害。一般在屋中贴五毒图,以红纸印画五种毒物,再用五根针刺于五毒之上,即认为毒物被刺死,再不能横行了。这是一种辟邪巫术遗俗。民间又在衣饰上绣制五毒,在饼上缀五毒图案,均含驱除之意。

  端午也以桃印为门饰。桃是民俗中驱鬼之物,源于神荼、郁垒之神话,以桃刻印,亦为祛攘之意。《续汉书·礼仪志》:“朱索、五色桃印为门户饰,以止恶气。”后世的昧符、吉祥葫芦即源于此。《梦粱录》卷三:“士官等家以生朱于午时书‘五月五日天中节,赤口白舌尽消灭’之句”,这是宋代之俗。《燕京岁时记》又记:“端阳日用彩纸剪成各样葫芦,倒粘于门阑上,以泄毒气。”这是清代之俗。有的还在纸葫芦上垂丝穗、飘带等,更为好看,或在葫芦中剪出五毒形状,挂贴于门,亦表示将五毒之气泄尽之意,你为“倒灾葫芦”。

  至今民间仍有悬镜于门以避邪之俗。在唐代,专于五月五日午时于扬州扬子江心铸铜镜,以进贡皇帝,称为“天子镜”,这也是辟邪之意(见《唐国史补》)。所以后世多于门前挂镜驱邪。

  (茗 怡)

范文八:断肠雄黄酒 投稿:林馓馔

夜深了,辗转翻侧的我竟睡不着。想起了女友对我在电话里的哭诉,竟然感到不寒而栗。 女友在新婚不到一个月,发现了老公出轨。为了爱情,为了家庭,她一直希望用自己的爱心和努力来唤回老公的心。当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把好消息告诉老公时,他只是点头微微一笑。相反的,倒是婆婆欣喜若狂。 一晚,婆婆来到她家,为她精心制作了一个生男孩子的秘方--雄黄酒。当一碗雄黄酒端到她面前,她从直觉上、本能的拒绝,她不想喝,也不敢喝,她只怕对胎儿不利。她的婆婆气急败坏地指责她是不孝儿媳,不喝雄黄酒就是不想生男孩儿,不想传宗接代,只想让婆家断香火。 她的老公恭敬地守候在婆婆身旁,垂首侍立,默不作声。她用乞求的眼神求助于老公,老公却淡然地说:“喝了吧!妈也是一片好意,希望咱们幸福!” 没有了爱人的援助和支持,柔弱的她己经彻底孤立。站在温暖温馨的卧室中,她却不寒而栗,如同站在悬崖峭壁边,脚下是万丈的深渊。为了所谓的幸福,她无路可退,她无路可走,无奈之下,只有含泪喝下这碗雄黄酒。 第二天,她小腹疼痛难忍,慌忙由老公陪同去医院。诊断结果是:有流产的征兆。女友急忙问医生:“什么原因造成的?”医生问:“你最近有服用过什么药物吗?”女友探询地说:“没有服药,只是昨天喝了一碗雄黄酒。”医生当即厉声斥责道:“糊涂!孕妇怎么能喝这种酒?!简直是拿人命开玩笑,未经医生嘱,出现问题,后果自负!”陪同一旁的老公由懵懂变为愕然。 回到家静养的女友,并未得到老公与婆婆支言片语的安慰,也不曾得到他们的悉心照料,老公依然忙他的工作,打他的游戏;婆婆则连个电话和问候都未曾有过。 听到这儿,我真想痛骂女友老公婆婆的冷血无情和愚昧无知,但听女友担心孩子不保,竟伤心哭泣时,我只好收回到嘴边的话,改为安慰她:“雄黄酒也算是一种中药,也许不会像西药有太多副作用,你还是安心养胎,别胡思乱想„„ 放下电话,我开始在记忆中搜寻:“雄黄酒”究竟为何物。试图想些什么,生长于北方的我对它的认识仅限于一个风俗、一句诗词和一个传说。只是隐约记得:古时每逢端午节,生于南方的男女老少就有为了避邪防病都要喝上几口雄黄酒的传统风俗。更有大人为了驱虫防蛇将雄黄涂抹在孩子的耳鼻面额和手臂及两腿,便有了“唯有儿时不能忘,持艾簪蒲额头王”的诗句;而耳熟能详的《白蛇传》:除了白蛇、许仙、青蛇、法海四个主要人物外,还有一个道具、一个引子、一条悲剧线索,那就是一碗雄黄酒。 打开电脑,在baidu中输入“雄黄酒”三个字开始搜索,一瞬间,N条信息展现在我的眼前,只看了一条,便是胆颤心惊。 雄黄是一种外用中药材,性温、味辛苦、功能燥温,杀虫,常用治疗疥癣、痈疽疮毒、破伤风、蛇虫咬伤,痔瘘及哮喘、惊闲等。雄黄属有毒类中药,其治疗作用在于“以毒攻毒”,雄黄的主要成分是二硫化砷,二硫化砷遇热分解为三氧化二砷,即砒霜。雄黄中毒表现为恶心、呕吐、腹痛、腹泻或水样便;同时伴有肝、脾、肾功能损害,血压下降和循环衰竭,甚至出现中枢神经系统麻痹,意识模糊、昏迷。 看到这儿,我己经坐立不安,不禁为女友和腹中胎儿的未来产生了几许担忧。如果女友生下男孩儿,母凭子贵,全家幸福;如果女友腹中胎儿难保,虽为惋惜,却亦是对婆家人的警醒;只怕女友生下一个健康上有问题的婴儿,让女友背负着一生的伤与痛,一生哀与怨,让她去无辜承受婆家人犯下的大错! 担心女友人生的悲喜,不由得让我痛恨那碗断肠的雄黄酒。生男生女只是自然的选择,又岂是个人意愿可以决定,一碗雄黄酒可以改变的吗?一碗雄黄酒,它似一面镜子,照清了女友老公及婆婆的真面目。老公的自私、懦弱、无情,对母亲的惟命是从,只是一味的愚孝;而婆婆蛮与霸道,却也只是一味的愚昧无知。 一瞬间,想起那个被镇在雷峰塔下千年的白娘子,她为所爱的人牺牲一切,却被所爱的人所不容,所抛弃,痴缠与真心换来了千看的束缚与禁锢。也许,她最恨“雄黄酒”这三个字,是它结束了她和许仙“举案齐眉、夫唱妇随”的美满生活。我却要劝她,何必。雄黄酒,只是她悲剧人生的引子。饮下一碗雄黄酒,将她和所爱的人都显现了原形,让他们看清了彼此的真面目,雄黄酒入了白娘子的蛇肠,让肝肠寸断的不只是雄黄酒的毒性,更是让无奈地看透了、看穿她的爱情! 开放时代,社会进

步,男女平等,生男生女的生育性别岐视己经在现代家庭中淡化,丁克家庭也逐步被大众所接受和认可。而女友的婆家人依然坚奉生男是传宗接代的信条执迷不悔悟,顽固不化。看似是一个笑话,却是在真实地上演人间悲剧。 决定致电女友,既然一碗雄黄酒寓言了白娘子的断肠爱情;女友没有白娘子的法术,又何必去效仿她,何必把自己禁锢在雷峰塔般的家庭中,不如勇敢走出来。

范文九:从端午节的雄黄酒说起 投稿:黄縲縳

前段时间有记者采访我,问我端午节什么人更适合喝雄黄酒,我当时听到这个问题都震惊了,心想这雄黄酒除了《白蛇传》中让白娘子现形以外,难道现在还真有人喝?

  原来,雄黄酒成品虽然是禁止在市场上随意流通,但确实有的地方仍然有饮用雄黄酒的习俗,很多家庭会从中药店买回雄黄,之后泡酒饮用。

  我当时告诉记者,雄黄是一种含有硫和砷的矿石,根据《中国药典》载录,雄黄的主要成分为二硫化二砷,占到90%以上,而且加热到一定程度后在空气中还可能被氧化成氧化砷,毒性更大。一提到砷,大家应该对砒霜有些印象,喝雄黄酒简直就是吃砒霜啊。

  我的观点登报后引起了一些争议,其中《新京报》刊登了一则读者来信《雄黄酒并不等于砒霜》,作者是郑山海医生。

  他写道:“除了吃粽子,端午节还有一个习俗就是喝雄黄酒。有专家近日说,雄黄舍砷,而砒霜就是砷化物,所以,喝雄黄酒等于喝砒霜。稍微有些化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某物”和“某化物”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物质。雄黄的主要成分是硫化砷不假,硫化砷经氧化后,可产生三氧化二砷,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砒霜。但这期间已经发生了化学反应,三氧化二砷和硫化砷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物质,砒霜有毒和硫化砷是否有毒没有任何相关性。事实上,纯度高的硫化砷是无毒的。雄黄作为一种药材,在多年的医疗实践中早已证明具有多种药效,如败毒祛痰、杀虫、消炎等,近年不但中医用,西医也用。因此,端午节喝些雄黄酒,不无益处。而且,雄黄在酒精中的溶解度并不高,雄黄酒的味道也不好,因此,不大可能出现豪饮雄黄酒的现象,更不可能出现雄黄过量的问题,对雄黄酒的担心实在毫无必要。

  郑医生说的确实有一定道理,比如硫磺和砒霜化学式不同,显然并不完全一样,特别是硫化砷的溶解度非常小,确实基本可以看做是无毒的,标题“雄黄酒并不等于砒霜”是正确的,可是其文中结论“对雄黄酒的担心实在毫无必要”我实在不敢苟同。

  首先,纯度高的硫化砷虽然溶解度极低,但是其实有些中药材中总会混有一些可溶性汞、可溶性砷,可溶性砷包括三价砷与五价砷。砷的毒性规律是:无机砷比有机砷毒性大,三价砷比五价砷毒性大约20倍,砷毒和铅毒有相辅作用,共存于同一生物体内其毒性都会有所增加。雄黄的可溶性砷中约2/3为毒性较大的三价砷的杂质,这些可溶解的部分能够被人体吸收。

  我一位朋友的实验室做过分析,50克雄黄放到1升酒中,溶液中三价砷(砒霜)的量约为25毫克每升,远远超过饮用水中0.05毫克每升的限量。已有喝雄黄酒导致急性中毒甚至死亡的报道。

  其次,雄黄作为药材其所谓的“败毒祛痰、杀虫、消炎”等等功效没有一个是独门绝技,无论是从现代医学还是传统医学的角度来看,都是有其他药物可以替代的,多年的医疗实践可能是限于落后的医疗条件,并不能用来证明一定具有合理性。

  最后,郑医生文中写道“端午节喝些雄黄酒,不无益处”。我实在搞不明白所谓的益处是什么,至少从营养角度来说雄黄酒是无益的,甚至除了中国以外几乎没有哪个国家会用酒作为保健食品的载体,更不可能故意用含砷的原材料作为食物的配料。

  在食品标准越来越严格和细化的今天,我们凭什么对传统食品就要网开一面呢?

  在微博上聊这个话题的时候,有的人搬出了中医理论,说雄黄可以以毒攻毒,又有人说我不尊重传统文化,那我就多解释几句。我个人不介意被看做是“反中医”的一派。我有很多中医或是媒体朋友,看到“反”字就痛心疾首,觉得批判中医是一种极端行为,不够包容,其实我们是从科学的角度,而不是文化的角度来反对中医的。否定中医的科学价值,并不等于否定中医的文化价值。

  我完全支持把中医作为一种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研究,中药、针灸等中医具体疗法包含一些治疗经验。值得挖掘,但是要用现代医学方法检验其有效性和安全性,不要轻信传统经验。

  就像我们无法衡量梅兰芳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戏剧到底哪个更好一样,文化本应是允许并且提倡多元化的。但是,价值判断可以有多样性,事实判断却具有唯一性,所谓“真相只有一个”,大家都知道1+1只等于2,确实不等于3(除非是科学理论的边界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因此有时候这种“排他性”是无可厚非的,不是用一句“多包容”就能回避的。

  中医由于其阴阳五行等基础理论不具备可证伪性,就连自身体系内也难以得到一个共同的标准。中医是否认为大枣能补血?怎么评价牛奶西瓜的作用?再如张悟本,活跃的时候哪个老百姓不以为他是中医?等他倒了很多中医指出这家伙是冒牌的,可是到底怎么判断?没接受相关学历教育?没拜过师?说法和内经不符?还是没有悟透?有人说雄黄可以以毒攻毒,中医业肉对于什么是“毒”、怎么个“攻”法能给出一个共识吗?

  说来说去,其实我没有权利去禁止别人喝雄黄酒,只是当有人说“不需要担心”的时候,把被忽视的风险如实告知大焱。遵从风俗的心理满足终究过于主观,我在考虑风险收益而给出建议的时候,宁可号召大家摒弃这种陋习。

范文十:端午节与雄黄酒 投稿:洪皼皽

端午节与雄黄酒

李国文

《 人民日报 》( 2011年06月01日 24 版)

端午节,早已有之,据出土文物考证,早在史前,吴越一带就有类似的祭祀活动。后来,相沿成习,渐渐遍及全国各地。为什么进入初夏的这个节日,能够盛行不衰,除了后来附会于这个节日的传说故事,如屈原、伍子胥外,很大程度上是人们对于大自然的认识逐步深化所致,才出现这种以追求健康生活为主旨的群体活动。

据徐珂《清稗类钞》的《时令》篇:“京师谚曰:‘善正月,恶五月。’”善和恶,说明京师百姓认为季节的变化,气温的高低,对于环境所产生的作用,非同小可。因为大地回春,万物萌生的同时,传播疾病的蚊蝇,伤害人畜的虫虺,肆虐街坊的鼠鼬,横行草丛的蛇蝎,也会大量地繁殖孳生,势必影响到人类的正常生活,这大概便是京师人认为“善正月,恶五月”的原因所在了。

北京的春节前后,是北京最冷的季节,大家等于生活在冰箱里,食物、饮水、起居、行止,在低温状态下,安全系数较高,故曰善。而到了端午节,北京开始入夏,第一因多雨而潮湿,第二因高温而燠热,这是最适宜病毒、细菌、微生物、寄生虫的生存环境,故曰恶。于是,时疫之流行,瘟病之传染,便是可想而知的事情。这几年间,SARS也好,甲型H1N1也好,都发生在春夏之交,即是例证。因此,没有任何防范能力的古代社会里,进入炎夏之前,人们选一个日子,搞一下个人和环境卫生,并约定俗成,成为制度。古称五月为毒月,五日为恶日,那么就在这天,全民讲卫生,实在是大有必要的。

据清人顾禄记述苏州风土的杂著《清嘉录》,以月为序,以节令为题,谈到《端五》这个节日时,也着墨于讲究个人卫生,提倡清洁环境,丝毫不涉及这个节日的古老传说。其实,苏州与伍员的因缘至大,一直到今天,系他建造,以他命名的胥门尚存,为市区繁华所在,可顾禄文中只字未提这个节日与伍子胥的关系。而是着重于“五日,俗称端五。瓶供蜀葵、石榴、蒲蓬等物,妇女簪艾叶、榴花,号为‘端五景’。药市、酒肆,馈遗主顾,则各以其所有雄黄、芷术、酒糟等品。”又说:“端午,簪榴花、艾叶以辟邪”,“医家亦以雄黄、衣香送于常所往来之家。家买葵榴、蒲艾,储之堂中”。菖蒲和艾草,都是芬芳类植物,具有祛虫杀菌的效能,所以古人都要在这一天储存这类草本植物,用来防病抗毒。在古籍《夏小正》这部书里,也有“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的说法。

《清嘉录》中的《雄黄酒》一节,更写出了端午节的要义,压根儿就是大搞环境卫生,进行消毒除害的清洁运动了。“研雄黄末,屑蒲根,和酒以饮,谓之‘雄黄酒’。又以余酒染小儿额及手足心,随洒墙壁间,以祛毒虫。蔡云《吴歈》诗云:‘秤锤粽子满盘堆,好侑雄黄入酒杯,余沥尚堪祛五毒,乱涂儿额噀墙隈。’”虽然,雄黄,即硫化砷,也就是砒霜,为有毒的矿石药,绝对不可饮用。但在科学不发达,医学不先进的古代社会里,人们为了辟虫避瘟,消毒驱邪,敢于使用雄黄,也说明老百姓求洁净之意,讲卫生之心,是如何关切了。

端午节又叫粽子节,龙舟节,还有叫女儿节,诗人节的,其实,说是卫生节,也许更合其意。

字典词典描写草的作文描写草的作文【范文精选】描写草的作文【专家解析】事业编考试题库事业编考试题库【范文精选】事业编考试题库【专家解析】安徽黄山资料安徽黄山资料【范文精选】安徽黄山资料【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