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人物形象分析_范文大全

祝福人物形象分析

【范文精选】祝福人物形象分析

【范文大全】祝福人物形象分析

【专家解析】祝福人物形象分析

【优秀范文】祝福人物形象分析

范文一:《祝福》人物形象分析 投稿:沈瓼瓽

鲁迅在小说中以“为人生、为人性”的主旨,重点是将矛头直指封建专制和封建文化,揭露了其“吃人”的本质。并且大多都是愚昧麻木和奴性十足。他们之中最多的是孩子、女人、老人和青年。来自不同的年龄阶段,有着深刻的人性探究价值。仁慈、善良和同情是人性最珍贵之处,应让学生从这几处分析小说中除了祥林嫂之外的人物,从他们身上去找祥林嫂的悲剧根源。 作者在重笔浓抹祥林嫂的三次肖像的同时,还作了匠心独运的构思,那就是祥林嫂的每一次悲剧的发生都是在春天。 首先看她最初的身份--童养媳。她有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丈夫。正值青春少年的她,在婆婆家里做牛做马,把自己的青春支付在无穷无尽的劳作中,封建夫权夺取了她一生中的春天。 再看她第一次丧失,也是在春天。 如果一直做童养媳,生活再苦再累,总有小丈夫长大的一天,丈夫成人后总会给祥林嫂一些依靠,不幸的是在婆家失去青春自由的祥林嫂,又在春天里失去了丈夫。在当时的中国的农村,女人失去丈夫就意味着更要听从婆婆的呵斥,要谨遵着'从一而终'的信条,所以在这个春天,祥林嫂失去的不仅仅是比她小十岁的丈夫,更是她做一般妇女的权利。如果说有小丈夫的祥林嫂是婆婆家的媳妇兼佣人,那么春天里失去丈夫的祥林嫂则成了婆婆家里纯粹不用付钱没有人身自由的奴隶--随人使用随人买卖。为了躲避婆婆难堪的虐待,而逃到鲁家做了一个冬天短工的祥林嫂,在有了短暂自由之后的新春时节,又被婆家人五花大绑而去。婆婆为榨取祥林嫂最后的一点价值,用卖她到贺家坳的钱给小叔子说亲,让另一个'祥林嫂'来到婆家。 其三,再看祥林嫂一生中的又一次打击。在春天里再度丧夫且失子 嫁到贺家坳之后,尽管祥林嫂没有逃脱被卖的命运,但是她却有了一个有力气、会干活的丈夫,有了个白胖的儿子,日子可以说舒心了不少,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可怜的祥林嫂再次在春天里被抛入不幸的深渊。壮如牛的丈夫因伤寒而死,在'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三纲五常'的封建社会里,女人寡而再嫁,本来就要无辜地背上不贞的罪名,再加上一寡再寡更无辜地要让满脑子封建迷信思想的人们加上'不祥'的罪名。没有了丈夫,祥林嫂还可以有做母亲的权利,但是祥林嫂的不幸仍在春天里延续,狼叼走了儿子,也叼走了祥林嫂所有的希望和生命力,甚至封建族权这条豺狼还叼走了祥林嫂夫妻二人苦心经营的家--大伯把她赶出了家门。 最后再看祥林嫂在新春的祝福中倒毙。 一寡再寡,失去青春的祥林嫂,在给鲁家付出青春血汗之后,被鲁四老爷借助于封建的政权逐出了家门。流落街头的祥林嫂由于受到封建神权的毒害,在新春到来之时,又惶惶恐恐,瑟瑟缩缩地承受鬼神思想的折磨。春天本是让人充满希望的季节,鲁镇的人们在祝福的声声祈祷中盼望着幸福降临。然而无依无靠、走投无路的祥林嫂却在连绵不断的爆竹声中,带着被分尸的惊惧寂然逝去,为自己凄惨悲凉的命运划上了句号。 基于以上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祥林嫂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春天里发生,作者这一匠心的构思,真正用意不外乎有两点:一、让读者更深刻地把握祥林嫂的悲剧性;二、让读者明白在封建四权的统治下,像祥林嫂这样的旧中国农村的劳动妇女生命中没有'春天'可言的,封建四权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网罗着祥林嫂这样的女子生命中的一个个春天,直到吞噬她们的灵魂。 可以说祥林嫂就是封建礼教和封建迷信蛊惑之下的牺牲品。在鲁镇,她是以劳动工具的身份出现的。她希望以自己全部诚实的劳动来换取起码的生活。此外,她对生活没有什么所谓的非分要求。她出身卑微,她没有姓名,也没有人去关心她的姓氏。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她自己为什么满足这种奴隶式的生活,她只想维持这种奴隶式的生活。在等级观念森严的封建社会里,妇女的社会地位是最低的,而维护封建等级制度之一的封建礼教历经二千余年的发展,在国人的心中根深蒂固,无孔不入。祥林嫂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她尽力维持这个奴隶地位,也正是因为封建礼教的束缚使她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她很满足于付出很多得到很少的生活。 封建礼教如同一把无形的枷锁死死的缠着她,慢慢的侵蚀着她的灵魂。对她这个寡妇的到来,鲁四老爷第一个感觉就是“皱眉”,因为她是一个寡妇。按当地的习俗,福礼由她做,会给他带来不祥的征兆,封建礼教之网己经悄悄的散开了。她在鲁四老爷那里感到满意的生活很快因她婆婆的到来被打破了。她被她的婆婆“用绳子一捆,塞在花

轿里”强迫嫁到山坳里去了,抬到男方家后,她拼命反抗,以致使她的头“撞香案角上”,留下一个永远消灭不了的伤疤。但只要能够不受侵扰的依靠自己的劳动平静生活下去,祥林嫂也还是能够感到满足的生活下去的。她对生活的要求,始终不过是要过一种平凡的起码的生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种平凡的起码的生活随着她的男人的死亡而终止。封建的族权制度又一次抢起大棒,施加在她的身上,丈夫死了,儿子又被狼叼吃了,遭受灭顶之灾的她,再次回到鲁四老爷家里,已经让他感到她是“败坏风俗”、“不干不净”。这一次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祭祀时干这干那,担当一切了。她已经失去了主人对她的信任,祭祀时不让她沾手。因为封建礼教的歧视,她想通过自己诚实劳动得到主人信任的希望破灭了,对她是沉重一击。在封建礼教下的祥林嫂想做奴隶而不得。 禁锢祥林嫂的另一条枷锁就是神权思想。根据封建的宗教观念,一个再嫁女人死后阎王爷也要把她锯成两半,分给两个丈夫。这对林嫂来说,比她在现实生活所受的丧夫失子的痛苦还要使她感到悲哀和恐惧,但她并没有因此感到绝望。她听从柳妈的建议,去求捐门槛。庙祝起初执意不允许,直到她急得流泪,才勉强答应了。价目是大钱十二千。祥林嫂为了摆脱这个来自阴间的惩罚,她忍着别人的讥讽和嘲笑,整日紧团着嘴,诚实的劳动着,最后,把一年积聚起来的工钱用到捐门槛上,为的是找替身,给“千人踏,万人跨”来赎罪,当她从镇的西头回来的时候,她“神气很舒畅,眼光也分外有神”。好像她已经拿到了赦免证一样。诚实的善良的祥林嫂哪能明白,这种封建迷信的精神愚弄,也渗透着血腥的内容,它永远保持着对卑贱者的精神威压。等到祭祖时她再次遭到拒绝。“你放着,祥林嫂!”四嫂慌忙大声说。她像是受了炮烙似的缩手,脸色同时变作灰黑,也不再去取烛台,只是失神的站着。没有比这更沉重的打击,捐门槛所带来的希望随着四婶的斥责顿时化为泡影。她的精神大厦完全坍塌,最后在一片“祝福”的鞭炮声中死去。 从祥林嫂的身上,我们看不到过分的要求,除了要求过着奴隶式的生活;我们看不到她对封建迷信的反对,她的这些麻木就是封建文化禁锢的结果。 封建迷信思想强加给她的莫须有的罪责与痛苦——用“历来积存的工钱”“在土地庙捐了门槛”。经历了几起几落的生活磨难之后的祥林嫂,不仅没有认识到自己不幸的根源,反而在封建礼教、宗教迷信的毒害中愈陷愈深。 小说中出现的主要人物除祥林嫂之外有柳妈、四婶、鲁四老爷和“我”。继续概括后分别从女人、老人和青年的角度分析。先说女人。鲁镇上的女人们在对待祥林嫂(以下简称祥)时是充满了耐人的诡异,从她们的语言和行为上丝毫看不到同情与怜悯,更别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了,拥有的只是排斥、歧视和取笑。就如鲁迅这样写道: (1)这故事倒颇有效,„„女人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脸上立刻该换了鄙薄的神气,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他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 (2)„„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眼里也再不见有一点泪的痕迹,„„ (3)“祥林嫂,你实在不合算。”柳妈诡秘的说。“再一强,或者索性撞一个死,就好了。„„你将来到阴司去,那两个死鬼的男人还要争,你给了谁好呢?阎罗大王只好把你锯开来,分给他们。我想,这真是„„” 女人们无法意识到大家都一样,都是社会的弱势群体,都处在社会的最底层,都看不到自己原来与祥一样被封建势力压迫者、迫害者,却像个“看客”一般“把玩”着祥的不幸,同时也在“啃噬”着自己的麻木。实在是可恨、可悲、更可怜。 鲁四老爷这般极端冷酷的人的存在,才让祥无处藏身、悲惨死去。 (1)初到鲁镇:鲁四老爷“皱了皱眉,”后又有“暗暗告诫四婶说,这种人虽然似乎很可怜,但是败坏风俗的,用她帮忙还可以,祭祀的时候可用不着她沾手,一切饭菜,只好自己做,否则,不干不净,祖宗是不吃的。” (2)祥被绑改嫁时:“可恶,然而„„” (3)祥死时:“只有四叔且走而且高声的说:‘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 他是“一个讲理学的老监生”,是封建礼教的坚决捍卫者,他思想僵化,反对新党,反对一切变化。已经是共和国时代了,而他还停留在封建时代。对于祥,起初只是因她是寡妇,觉得很不吉利罢了,还能容忍。后来祥改嫁回来,他实在无法容忍,

因为在他的封建伦理观念上,改嫁是女子最大的罪恶,害怕玷污了祖先。正因为这种歧视,才彻底的毁灭了祥想要活下去的希望。被扫地处出门,悲惨而死,还要被骂一句“谬种”! “我”是“自诩”为新党的新青年。但我的表现实在“不堪入目”。 (1)当我看到已经沦为乞丐的祥时,“我就站住,豫备她来讨钱。” (2)祥问了“我”三个问题: A:“一个人死了之后,究竟有没有魂灵的?”—“也许有罢,—我想。” B:“那么,也就有地狱了?”—“也未必,„„” C:“那么,死掉的一家人,都能见面的?”—“那是,„„实在,我说不清„„” 其实,“我”是完全知道那些所谓的“魂灵”、“地狱”之类,实属封建迷信的谎言。“我”始终没有彻底否定,“我”是拥有同情心的,但更多的是软弱,是妥协。就像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最终失败一样。“我”虽沐浴了新世界的阳光,可惜“我”仍保留着封建时代的心。文中有一段话,这样写道:“‘说不清’是一句极有用的话。不更事的勇敢的少年,往往敢于给人解决疑问,选定医生,万一结果不佳,大抵反成了怨府,然而一用这‘说不清’来作结束,便事事逍遥自在了。我在这时,更感到这一句话的必要,即使和讨饭的女人说话,也是万不可省的。”鲁迅曾说过,“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我为何“说不清”?自以为是慰藉、却不曾想增添了祥的烦恼,想要含糊对付过去,却不曾在祥的死寂的心灵上掀起了波澜,加剧了她的恐惧。 读鲁迅的小说,那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人物总会纠结着我们的心。

范文二:《祝福》中_小人物_形象分析 投稿:何雙雚

学教学研究

祝福

卫老婆子

笔者结合多年的教学实践经验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但作用非同一般也更深地领悟到了作者文章的深刻精妙之处

祝福 撔小人物飻 封建礼教  帮凶  形象分析

众所周知

几经修订其重要性

小说教学首先要把握小说的三要素本课刻画的人物形象尤为精彩

鲁四的虚伪

但对于其他的人物我们却析之甚少

小人物

小人物

这些人物多是出场时间较短

好一会

都是小说中不可或缺的人物

庙祝光芒太强

作者却不提她的名字不可否认

作为一个封建大家庭的太太

在祥林嫂刚到鲁镇时脚都壮大

让她决定把祥林嫂留下来

更证明她对祥林嫂的关心是假的

其次

当祥林嫂第一次来到鲁镇时

立即

经知道婆子思

可恶

倒不如那时不留她

但鲁四在乎的是鲁

足见其尖酸

已经

四叔骂了卫老

了他的意

力的替代品

她为人尤其对下人非常苛刻

左右不如意

你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荐她来

大家看了成个什么样子

而祥林嫂正是这种劳动

这么多的优点才

所以

听说祥林嫂被卖

这样的婆婆而是认为祥林嫂的

婆婆使祥林嫂再来自家的希望破了产的一种抱怨

可能是鲁四在家中的

是自家的东西

记得午饭了毫无疑问

次到堂前

她说

这就说明她关心的只

壮大

这是一种自私

米呢

祝福

足见

家的面子和威严老爷

就显得自然甚至有点传神了而

此时没说话

露出了发泄之后的会心的微笑

她是鲁四家唯一关心祥林嫂的人

她关心祥林嫂的长相

她虽然

99

万方数据

学教学研究

绝对有一份功劳

她也是一个受封建礼教影响较深的女性

就是用实际行动捍卫

在鲁四对第二次来家做工的祥林嫂不满时

我来摆

祥林嫂

我来拿

你放着

我们不能忽视

祥林嫂死亡消息的那个短工总

共四句话还不是和祥

林嫂

的话中无不充盈着厌恶

惹人生气的东西

只要一生气就有祥林嫂让我们不但看到了他的不耐烦也

看出了所有鲁镇人对祥林嫂的厌弃

里的祥林嫂我们想想祥林嫂如果是尘芥只是他是尘

本是同根生

第二句比第一句更简捷

抑或是应该老了

或者是终于

老了

第三句是

昨天夜里

当然更不愿知道是何

时我说不清

说不清是一句极有用的话

用这说不

清来作结束

此时我们是否真

正感到这个短工的逍遥了呢

还不是穷死的

问得太多余

穷死的

一个没有名字的男人

我真想问他一句

你的姐妹

人不寒而栗

她知道哪

些话该说什么时候该少

说简介了一下情况

鲁四老爷在祥林嫂

被绑后

让卫老婆子几乎陷入一个窘迫的境地

课文第51段她的

话非常耐人寻味

首先

连用

而且心

中已经有了为自己辩解的底气

我真上当

我和你一样也是受害者

就不必道歉所以自然地说那交谈双方就是平等的关

系了

就立即找到了共同语言

难道说谁还顾得去追究祥林嫂的责任不

合伙

但卫老婆子却抓住时机

四老爷又说

对不起主顾

她单方地把责任承担下

主顾

她得到谅解也是必然的了

此时已经没有什么气生了

或许还没想到措辞

不肯和小人计较的

更何况卫老婆子随口就又说

了一句

对于精明善于用

佣人的四婶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吗

的鲁四也转而说

合伙看了这段话下笔如有神

几句话犹如神来之笔

中人

我不禁又想到了曹雪芹笔下的王熙凤

可以说鲁迅先生笔下的卫老婆子这段话不比王熙凤的

那段经典台词逊色确

有异曲同工之妙

祥林嫂

这也是借卫老婆子之口也只有她才能担当此重任

她把故事嚼得那么有声有色她还很懂

得把握 讲到高潮处

来怎么样呢

卫老婆子对祥林嫂命运转折来说是个衔接

另一方面也靠祥林嫂的能干博得鲁四老爷大宅门家的认同

所以文中有个细节设置得恰到好处就充分证明这一点

卫老婆子对金钱的态度也是值得一提的

课文

有一段描写更能映出她对金钱的态度

精明能干

而且办完事后 这多么

好打算更多的是对金钱

的崇拜与屈服

所以她的形象

在许多资料里都有涉及

一出场先说

不杀生的

100

柳妈应该是最同情祥林嫂的

实际上这恰恰是一种衬托善更显出其内心深处的

她揭祥林

嫂的

不仅不同情祥林嫂

且从她

冷漠

有位学生说祥林嫂因恐惧而死

这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同样愚昧

这使祥林嫂又一次受尽生活的苦难

伤疤

自从和柳妈谈了天

又来逗她说话

那自然是换了一个新样

多好的传声筒啊

没趣伤疤

头上带着大家以为耻辱的记号的那伤疤

洗菜

有一种人有一

类人我们

称之为无知

仍然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

小人物

写此人的言语更少

庙祝执意不允许

管香火祭祀的人本身就愚昧封建这无

可置疑

的原因是什么呢

不吉之兆正在读者为他的他却

因为

捐的钱价目太诱人了难道他难为祥林嫂直至她多么

自私

人心

还有什么人对祥林嫂有人情味

本文的线索人物

小人物

你是识字的是一个知识分子

从文中

也不很留

丝毫不影响鲁四骂人

也可以看出

但是

基本上摆脱了传统习俗尤其封建迷

对于魂灵的有无

无神论者

民主

万方数据

学教学研究

疑惑

最后才

善意的谎言

想知道祥林嫂情况的迫切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的一再追问

但是

无论如何

的一个隐蔽原

因就是

因为文中16段

匆匆的逃回四叔的家中

匆匆

这哪里是

这分明是在逃避现

战战兢兢

所以逃避自我

留下

的是祥林嫂的悲剧和鲁镇永远的闭塞

我们不难看出

这一形象映射出了作者自身的影

子经过多次彻底的自我

解剖

由自我逃避

斗争历程艰辛且辉煌

彷徨

另外

精明

赶祥林嫂出来

总之

的未出场的

凶狠

自私的

在他的笔下

没名字的

都有

自己独特的性格

群人男人

女人们

老女人

他们是一群麻木不仁

可悲复可叹的人物群像

也可

以认为是这些个体的概括与综合

小说作为艺术作品要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

只能是两个原因

二是我对作品做出了

高于生活的艺术性地分析

祥林嫂

此我认为本文的观点与电影的内容只是属于不同的艺术形式

才有了不同的侧重

赵芳丽

101

《祝福》中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

赵芳丽

河南省郑州市第七中学现代语文(文学研究)MODERN CHINESE2007(1)

本文读者也读过(10条)

1. 陈力君 知识谱系的架构与改造——现代文学史中的鲁迅形象[期刊论文]-鲁迅研究月刊2007(1)2. 刘霖 电影《祝福》与鲁迅原著之比较[期刊论文]-电影文学2011(7)

3. 卿希泰.Qing Xitai 从儒、道的封建礼教观说到鲁迅所谓的

5. 卢亮 智慧在这里流淌——谈学生对《祝福》中次要人物的解读[期刊论文]-现代语文(教学研究)2007(6)6. 刘晓娟 从家庭伦理悲剧看元杂剧作家对封建礼教伦常的批判与否定[期刊论文]-文教资料2007(33)

7. 杨晓昕 浅论《牡丹亭》的悲剧属性——读汤显祖《牡丹亭》有感[期刊论文]-现代语文(文学研究)2006(5)8. 李韶华 论汤显祖的妇女观[期刊论文]-现代妇女(理论版)2010(3)

9. 俞秀玲 跨越时空的比较--《祝福》和《装在套子里的人》人物形象比较[期刊论文]-中学语文园地(高中版)2006(3)

10. 张静秋 一曲生命美学的颂歌--话本《杜丽娘慕色还魂》和传奇《牡丹亭还魂记》比较[期刊论文]-漳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18(4)

本文链接:http://d.g.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xdyw-czb200701049.aspx

范文三:《祝福》中人物形象分析 投稿:田隇隈

解读人生,呼唤人性的光辉

了解了鲁迅创作的主旨,也就找到了解读其作品的钥匙。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仍抱着十年前的‘启蒙主义’,以为必须是‘为人生’,而且要改良这人生。„„所以我的取材,多来自病态社会的不幸人们中,意思是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1]他的这种“为人生”的责任感,改造国民性的宗旨,写实批判的力度,于日常生活中揭示黑暗和专制下的悲剧,他关注人民的苦难,关注人的命运,重视人的尊严,重视人的价值。小说《祝福》同样体现了这样的主旨,小说选自《彷徨》,是鲁迅在“五四”新文化运动进入低潮时的创作。当时新文化运动的队伍已经经过了分化和重新组合,已退化了当时的气势;但当时的中国社会黑暗依旧、国民愚昧如故。这正如他在《祝福》中写到的:“我在朦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的爆竹声连绵不断,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又有“天色愈阴暗了,下午竟下起雪来,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满天飞舞,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将鲁镇乱成一团糟。”似写雪,实写封建势力、封建思想。

在分析人物形象之前,学生已经了解到鲁迅的“为人生、为人性”的主旨,而他的重点是将矛头直指封建专制和封建文化,揭露了其“吃人”的本质。并且大多都是愚昧麻木和奴性十足。他们之中最多的是孩子、女人、老人和青年。来自不同的年龄阶段,有着深刻的人性探究价值。所以要让学生站在“人性论”的高度去研究、探讨。爱和尊严是人最基本的精神需求,所以“‘人性论’包含:人都有追求自由、幸福的权利,热爱美好、美丽的东西是人的天性,正常的爱是人的本能,仁慈、善良、同情是人性光辉的体现。”[2]既然仁慈、善良和同情是人性最珍贵之处,那么就立足于此让学生从这几处分析小说中除了祥林嫂之外的人物,从他们身上去找祥林嫂的悲剧根源。

学生们通过阅读讨论总结了小说中出现的主要人物除祥林嫂之外有柳妈、四婶、鲁四老爷和“我”。继续概括后分别从女人、老人和青年的角度分析。先说女人。鲁镇上的女人们在对待祥林嫂(以下简称祥)时是充满了耐人的诡异,从她们的语言和行为上丝毫看不到同情与怜悯,更别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了,拥有的只是排斥、歧视和取笑。就如鲁迅这样写道:

(1)这故事倒颇有效,„„女人们却不独宽恕了她似的,脸上立刻该换了鄙薄的神气,还要陪出许多眼泪来。有些老女人没有在街头听到她的话,便特意寻来,要听他这一段悲惨的故事。直到她说到呜咽,„„满足的去了,一面还纷纷的评论着。 ——《祝福》中人物形象分析

(2)„„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眼里也再不见有一点泪的痕迹,„„

(3)“祥林嫂,你实在不合算。”柳妈诡秘的说。“再一强,或者索性撞一个死,就好了。„„你将来到阴司去,那两个死鬼的男人还要争,你给了谁好呢?阎罗大王只好把你锯开来,分给他们。我想,这真是„„”

女人们无法意识到大家都一样,都是社会的弱势群体,都处在社会的最底层,都看不到自己原来与祥一样被封建势力压迫者、迫害者,却像个“看客”一般“把玩”着祥的不幸,同时也在“啃噬”着自己的麻木。实在是可恨、可悲、更可怜!

说完了女人们,大家开始将矛头指向鲁四老爷,有学生甚至提出正因为有鲁四老爷这般极端冷酷的人的存在,才让祥无处藏身、悲惨死去。所以学生给出细节描写:

(1)初到鲁镇:鲁四老爷“皱了皱眉,”后又有“暗暗告诫四婶说,这种人虽然似乎很可怜,但是败坏风俗的,用她帮忙还可以,祭祀的时候可用不着她沾手,一切饭菜,只好自己做,否则,不干不净,祖宗是不吃的。”

(2)祥被绑改嫁时:“可恶,然而„„”

(3)祥死时:“只有四叔且走而且高声的说:‘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

他是“一个讲理学的老监生”,是封建礼教的坚决捍卫者,他思想僵化,反对新党,反对一切变化。已经是共和国时代了,而他还停留在封建时代。对于祥,起初只是因她是寡妇,觉得很不吉利罢了,还能容忍。后来祥改嫁回来,他实在无法容忍,因为在他的封建伦理观念上,改嫁是女子最大的罪恶,害怕玷污了祖先。正因为这种歧视,才彻底的毁灭了祥想要活下去的希望。被扫地处出门,悲惨而死,还要被骂一句“谬种”!

那么作为青年的“我”呢?此时又掀起了另一个讨论高潮。“我”是“自诩”为新党的新青年。但我的表现是在“不堪入目”。

(1)当我看到已经沦为乞丐的祥时,“我就站住,豫备她来讨钱。”

(2)祥问了“我”三个问题:

A:“一个人死了之后,究竟有没有魂灵的?”—“也许有罢,—我想。” B:“那么,也就有地狱了?”—“也未必,„„”

C:“那么,死掉的一家人,都能见面的?”—“那是,„„实在,我说不清„„”

其实,“我”是完全知道那些所谓的“魂灵”、“地狱”之类,实属封建迷信的谎言。但在祥面前,“我”始终没有彻底否定,“我”是拥有同情心的,但更多的是软弱,是妥协。就像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最终失败一样。“我”虽沐浴了新世界的阳光,可惜“我”仍保留着封建时代的心。文中有一段话,这样写道:

“‘说不清’是一句极有用的话。不更事的勇敢的少年,往往敢于给人解决疑问,选定医生,万一结果不佳,大抵反成了怨府,然而一用这‘说不清’来作结束,便事事逍遥自在了。我在这时,更感到这一句话的必要,即使和讨饭的女人说话,也是万不可省的。”鲁迅曾说过,“青年们先可以将中国变成一个有声的中国。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我为何“说不清”?自以为是慰藉、却不曾想增添了祥的烦恼,想要含糊对付过去,却不曾在祥的死寂的心灵上掀起了波澜,加剧了她的恐惧。

读鲁迅的小说,那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人物总会纠结着我们的心。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祥的可怜在于到死还在问“人死了究竟有无灵魂”的问题,她的死似乎比阿Q更痛苦,阿Q至死都是麻木的,而祥至死都在被巨大的恐惧包围着;祥的可恨在于至死她都没有觉悟,她并不去痛恨封建的夫权和神权,而去痛恨自己嫁了两个男人,所以捐了门槛赎罪。她的死是痛苦的,悲剧是双重的。

从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整个社会人性沦丧的宽广,无论是女人、老人、青年,甚至还有孩子,他们始终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与愚昧,无法看到自己的可悲。铃声响起,但大家仍沉浸在“人性”的探究之中„„

注释:

[1]原载《我怎么做起小说来》,《鲁迅全集》第4卷,人民文学出版设1982年版,第512页。

[2]《语文学习》2010年2月,总第372期。

范文四:跨越时空的比较——《祝福》和《装在套子里的人》人物形象分析 投稿:彭镗镘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主持人/ 浪 海  

比 较 赏 析 

磅  瞬 鸯 鳓  竣 

— —

《 祝福 》 《 和 装在套 子里的人 》 人物形象 分析 

◎俞 秀玲 

对 “ 中 人 ”别 里 科 夫 的 评   者 , 们 的 地 位 身 份 、 活 经 历 迥   到 血 液 中 的 奴 性 已经 使 他 无 法 审  套 他 生 价 , 乎 早 就 有 了 一 个 “ 子 ”: 然 不 同 ,却 同 样 遭 受 着 精 神 上 的  视 自己 内 心 的 需 要 ,他 只 能 在 奴   似 套  

“ 固 守 旧 , 闭 多 疑 ” “自 觉 维   折 磨 。 最 终 走 向 了 死 亡 。 顽 封 并   护 沙 皇 统 治 ” “ 但 自 己 人 套 还  不

性 的 黑 暗 中 匍 匐 ,最 终 难 逃 灭 亡  而 祥 林 嫂 ,这 个 被 压 在 社 会  

从 某 种 意 义 上 说 , 为 人 ,   的结 局 。 作 别   “ 魂 有 无 ”的   最 底 层 的 “ 偶 ” , 遭 生 活 的 打   灵 玩 屡

要 别 人 人 套 ”等 等 , 们 习 惯 于   里 科 夫 “ ”得 更 早 些 。 祥 林 嫂   人 死 当 把他 当作一 个 靶子 来批 判 。即使  还 能挣 扎着 问 出

承 认 他 是 一 个 受 害 者 ,也 没 有 从   问题 时 , 别 里 科 夫 早 就 成 了一 个   击 。 没 有 如 别 里 科 夫 般 异 化 ,   虽 却

其 作 为 受 害 者 的 心 态 的 角 度 加 以  僵 死 的符 号 , 个 制 度 的 标 签 。 一 一  也 被 一 步 步 逼 往 死 地 。 的 一 生 . 她   关 注 。 实 , 们 不 妨 将 人 物 一 分   个 生 命 被 外 界 抽 干 了 汁 液 ,这 是   徘 徊 于 “ 稳 了 奴 隶 ”和 “ 奴   其 我 做 做 为二 地 来看 待 。从 他维 护 沙皇统  

个 多 么 痛 苦 的 过 程 。 鲁 迅 将 这  隶 而 不 得 ”的 境 遇 之 间 。 面 对 逼  

治 的 角 度 看 , 与 《 福 》中 的 鲁  个 过 程 显 性 化 了 ,而 契 诃 夫 则 将   迫 , 林 嫂 出逃 、 嫁 时 的 激 烈 抗   他 祝 祥 再

四 老 爷 有 相 似 的 一 面 ; 从 他 作 为   这 个 过 程 放 到 了 幕 后 ,我 们 稍 加  争 及 捐 门槛 的 行 为 ,都 表 示 着 生  

受 害 者 的 角 度 来 看 ,他 也 可 与 祥  想 象 就 可 以填 补 出 这 个 空 白 。   林 嫂 作 一 比较 。  

命 自身 对 尊 严 的 维 护 。 从 这 一 点  

别 里 科 夫 将 自己 包 裹 在 各 种  来 说 , 祥 林 嫂 性 格 中 的 反 抗 性 是  

鲁 四 老 爷 , 虽 然 在 小 说 中 他   套 子 之 中 , 这 只 是 他 企 图逃 离 伤  毋 庸 置 疑 的 。只要 生 命 还 在 , 就   她 的 语 言 只 能 找 到 寥 寥 几 句 ,但 绝   害 的 一 种 外 在 表 现 。 使 如 此 ,   会 本 能 地 对 施 予 生 命 的 暴 力 进 行   即 他

对 的 话 语 权 和

决 定 人 物 命 运 走 向  的 内 心 仍 然 充 满 了 恐 惧 ,“ 来  反 抗 。 然 , 种 反 抗 从 某 种 角 度   看 当 这 的 权 威 使 他 成 为 了鲁 镇 的 实 际 主  跟 他 毫 不 相 干 ”的 事 也 会 惹 得 他   来 看 , 存 在 着 无 意 识 中 x- 权 、 也 l ,  ̄  

宰 者 。 如 果 说 鲁 四 老 爷 对 封 建 制   “ 闷 不 乐 ”。 里 科 夫 的 悲 剧 在   神 权 的认 同 , 尤 其 是 捐 门 槛 的 行   闷 别 度 的 维 护 是 出 于 他 的 阶 级 本 性 , 于 永 远 无 法 远 离 那 种 深 人 骨 髓 的  为 ,甚 至 以 向 神 权 屈 服 的 形 式 试     那 么 别 里 科 夫 呢 ? 他 只 是 个 普 通   恐 惧 感 。 也 许 从 旁 观 者 的 角 度 来  图 恢 复 到 一 个 普 通 奴 隶 的 地 位 。  

教 师 , 的 确 自觉 维 护 旧 制 度 , 他 能  看 , 推 翻 沙 皇 统 治 对 别 里 科 夫 未   然 而 在 强 大 顽 固 的 封 建 礼 教 面   使 全 城 的 人 都 受 他 的 “ 制 ”,   必 是 件 坏 事 , 去 重 压 , 或 许 有  前 ,祥 林 嫂 的 反 抗 毕 竟 显 得 很 微   辖 但 卸 他

他 所 处 的 阶 层 不 具 有 统 治 的 实 际   可 能 由异 化 的 符 号 重 新 恢 复 为 鲜  弱 ,“ 奴 隶 而 不 得 ” 的 苦 闷 ,   做 地

权 力 ,这 就 使 得 他 的 维 护 缺 乏 底   活 的 生 命 。 但 对 于 一 个 已经 完 全   狱 鬼 神 世 界 的 恐 怖 给 祥 林 嫂 带 来   气 , 在 使 全 城 人 战 战 兢 兢 的 同 时  丧 失 了 主 体 意 识 的 人 来 说 ,深 人  的 折 磨 ,最 终 使 祥 林 嫂 难 逃 死 亡   也 使 自己战 战兢 兢 。别 里科 夫看  似 具 有 强 烈 的 话 语 权 威 ,但 这 种   权 威 并 不 来 自他 自身 。 此 看 来 , 由   同是 旧制 度 的维护 者 ,二者却 有 

着 本 质 的 不 同 ,鲁 四 老 爷 是 现 实   世 界 中 的真实 权威 。而 别里科 夫  的命 运 。  

别 里科 夫 和祥林 嫂 ,作为 受 

害者 , 生 活上 的遭 遇 是不 同的 , 在  

但 在 精 神 遭 遇 上却 有 一 致 之 处 。   他 们 的 人 格 在 不 幸 中 扭 曲 ,他 们  的精 神支柱 在 打击 下断 裂 。 是 , 只  

时 时 刻 刻 处 于 恐 惧 中 的 别 里 科 夫  是 完 全 认 同 了 统 治 意 识 ; 而 总 是  处 于 不 幸 中 的 祥 林 嫂 虽 然 一 直 在 

只是真 实权 威 的一个 镜 中影像 。  

比较 鲁 四 老 爷 和 别里 科 夫 ,   两 者 同中有 异 。 么 , 里科 夫和  那 别

祥林 嫂 呢 ?一 个是 看似 能够决 定  别 人命 运 的强 势权 威 ,另一个 是 

反 抗 ,却 依 然 在 无 意 识 中 屈 从 了 

统 治 意识 。   说 到 X- 治 意 识 的 认 同

,   l ,  ̄ 不

直 苦 苦 挣 扎 于 社 会 底 层 的 弱 

语 文  掌 辽 讯 ・ 中刊  高

200 6年 

第2 期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备 教 一 得 

间 奏 的 咳 嗽  华 小 栓 在 文 中 的 表 现 主 要 

是 : 嗽 。 咳  

主持人/ 浪 海  

华 小 栓 的 咳嗽 , 第 一 次 出 现 

在 华 老 栓 去 买 药 时 , 点 明 了 买 药 

的原 因 ; 第二 次 , 小 栓 边 咳嗽 边  华 起 床 , 帮 着 照 料 茶 馆 , 见 家 里  要 可 生活 的艰难 ; 三 次 , 刚吃 下人  第 是 血 馒 头 时 , 明 良 药 不 良 ; 后 一  只 有 几 点 青 白 的 小 花 。 表 最   次 , 小 栓 “ 着 热 闹 , 命 咳  华 趁 拼 还 是 在 咳 嗽 中 丧 了命 。   咳 嗽 像 其 中的 间 奏 , 有 效 地 烘 托  

出了主旋律 。   读 完对 坟 场 的 全 部 描 写后 ,  

作 者 对 于 华 小 栓 的 感 情 是 复  便 可 否 定 这 样 的 理 解 。 “ 草 支  枯 少 爷 之 流 的 人 就 只 有 辛 辣 的 嘲 讽   静 ”, 鸦 “ 着 头 , 铸 一 般 站  乌 缩 铁

嗽 ”, 示 了 悲 惨 的 结 局 , 最 终  杂 的 , 同 情 又 批 判 ; 于 驼 背 五   支 直 立 ” ,“周 围 便 都 是 死 一 般   暗 他 既 对 《药 》 一 首 哀 乐 , 小 栓 的  了 。 像 华  

别 样 的 乌 鸦 

着 ”, 些 描 写 让 人 感 到 凄 凉 、 这 阴  冷 。 此 时 , 鸦 “ — — ”的 一 声  乌 哑

小说 对坟 场上 乌 鸦的描 写给  大叫 , 会 让人 感到惊 惧 , 不是  只 而

对 比的 青 年 

我 们 留 下 了 深 刻 的 印 象 。 乌 鸦 代   振 奋 昂 扬 , 因 此 乌 鸦 不 能 象征 革 

茶 馆 里 驼 背 五 少 爷 的 年 龄 应   表 着 不 吉 利 , 可 乌 鸦 飞 走 时 的 动  命 精 神 。 者 , 时 的 民 众 愚 昧 麻   再 当

该 和 夏 瑜 差 不 多 。他 们 一 样 是 青   作 那 么 有 力 :“ 开 两 翅 ” , 像 苍   木 。 本 不 理 解 革 命 , 会 有 人 去  张 根 不 年 , 一 个 是 坚 定 的 革 命 者 , 个  鹰 ;“ 身 ”, 不 犹 豫 ;“ 也 似  纪 念 夏 瑜 的 , 他 坟 上 的 花 环 也 是   却 一 挫 毫 箭

是 思 想 愚昧 麻 木 的 行 尸 走 肉 。  

的 ” , 度 很 快 , 么 果 敢 、 决 、 作 者 “ 笔 ”添 上 去 的 。 者要 着  速 那 坚   曲 作

乌 样 是 青 年 的 还 有 华 小 栓 , 有 力 。 “ 鸦 不 吉 利 ”是 针 对 当 时  力 表 现 的 是 群 众 的 愚 昧 落 后 和 革    

所 以 ,乌 鸦 的 描 写 渲 染 了 凄 

他 把 夏 瑜 的 血 当 治 病 的 良 药 吃   的 统 治 者 来 说 的 ,是 具 有 迷 信 思  命 者 不 被 理 解 的 悲 哀 。  

了 . 样 的 无 知 。 和 夏 瑜

虽 然 都   想 的 人 的 认 识 。 革 命 者 是 统 治 者  同 他

死 了 , 化 为 “ 馒 头 ”, 价 值   的 掘 墓 人 , 对 统 治 者 而 言 也 是   凉 的 气 氛 , 工 笔 重 彩 描 写 的  都 土 但

意 义 迥 异 : 个 是 病 死 的 , 被 愚   “ 吉 利 ”的 , 么 能 否 把 乌 鸦 理   —l”, 应 前 文 夏 四 奶 奶 希 望 乌  一 是 不 那 £ 照

昧 思 想 害 死 的 ; 个 是 被 杀 的 ,   解 为 革 命 精 神 的 象 征 呢 ? 这 里 革  鸦 飞 过 坟 头 显 示 夏 瑜 冤 屈 的 情   一 是

宣   为 革 命 而 死 的 。 作 者 对 他 们 的 态  命 者 被 杀 , 革 命 精 神 不 灭 ; 鸦  节 . 告 了夏 四 奶 奶 希 望 的 破 灭 , 但 乌

  度 也 截 然 不 同 : 夏 瑜 的 坟 上 被   向 更 远 处 飞 去 . 是 否 可 以 理 解 为  也 包 含 了 鲁 迅 深 沉 的 悲 哀 。 “ 空 添 上 ”花 环 , 小 栓 的 坟 上   革 命 的 火种 播 撒 向 远 方 了呢 ? 平 华   (河 南 洛 阳 市 一 高 ; 7 0 2) 4 10  

能不 提 到柳妈 。她试 图 以她 的方

式 —— 捐 门槛 来解 救祥 林 嫂 。从

人 ”, 为 群 体 人 物 形 象 , 具 有 作 也

可 比性 。 然 是 群 体 , 某 个 角 度 既 从

人 民的一 个群 像 , 们被 压 抑着 , 他  

明 显 地 感 到 了 痛 苦 。在 沉 寂 中 ,   这 一 群 体 也 明 显 地 让 人 感 受 到 了情  

客观 上说 , 开 出 的是一 帖毒 药 , 来 看也 就构 成 了一个 环境 。 她  

帮着 鲁 四老 爷们 往箍 住 了祥 林嫂  的绳 索上 又加 了一把 力 。这 是一 个 精 神 上 的受 虐 者 ,也 是 一 个 精 她和 别 里科夫 似 乎更 相像 。虽然

五 四启 蒙 运 动 后 的 中 国 , 虽 然 部分 知 识分 子在 精 神上 已经有

绪 涌 动 的 暗 流 , 如 在 漫 画 事 件 中  对 别 里 科 夫 的 捉 弄 ,在 别 里 科 夫  “ 一 件 大 快 人 心 的  是

了 探 求 的 需 要 , 文 中 的 “ ”, 死 后 感 到 这 如 我   中的 “ 即将 由 昏 睡 而 入 死 灭 ”的

神 上 的 施 虐 者 。 这 一 点 上 来 说 , 但 更 多 的还 是 被 关 在 从  

“ 屋 子 ” 事 ”等 。 至 还 出 现 了华 连 卡 姐 弟   铁   甚 这 样 鲜 明 生 动 的 人 物 , 他 们 爽 朗 

他 们 的 动 机 和 企 图不 同 ,但 他 们

都 完 全 认 同 了 统 治 意 识 ,而 且 都 对 环 境 产 生 了 一 定 的 影 响 ,只 是 在程 度 和范 围上 有所 不 同 。别里 科 夫 辖 制 了 全 城 ,柳 妈 则 在 思 想

上 辖 制 了祥 林 嫂 ,直 接 让 她 背 上

人 们 , 如 “ 镇 的 人 ”。 他 们 咀 一 鲁

嚼和漠 视 着祥 林嫂 那 样 的不 幸 者 的 痛 苦 ,却 不 知 道 那 痛 苦 有 可 能 

随 时 会 降 临 到 自己 的 身 上 ; 他 们 没 有 反 观 自身 生 活 的 意 识 和 能

力 , 是 在混 沌 中麻 木着 , 没有 只 既

的笑 声 给 作 品带 来 了 一 抹 亮 色 ,  

预示 着新 一轮 的风暴就 要来 临 。   这 两 个 群 体 ,一 个 是 依 然 沉   寂 的 死水 ,一个 是悄 悄 涌 动 的暗  流 , 痛 苦 的知 觉程 度 , 二者 最  对 是

大 的 差 异 。 同 处 黎 明 前 的 黑 暗 时 

了无 法 卸 除 的 精 神 包 袱 。   以上 只 是 个 体 人 物 的 比较 。   其 实 ,“ 镇 的 人 ” 和 鲁 “ 城的 全

期 待 , 不 试 图反抗 。 也   契 诃夫笔 下 战战兢兢 的 “ 全 城 的人 ” 表 现 的 是 沙 皇 统 治 末 期  

期 , 比 较 而 言 , 迅 先 生 笔 下 的  相 鲁 黑 色 显得 更浓 重些 。   (浙 江 宁 波 中 学 ; 1 0 0) 35 l  

200   6年 

第2 期 

话 又  节t讯 ・ 高中刊 

范文五:简析《祝福》中祥林嫂的人物形象 投稿:阎醜醝

中图分类号:G633.3文献标识码:B文章编号:1006-5962(2013)03-0167-01

  祥林嫂是生活在封建主义残酷统治的社会里,她的一生经历过亡夫改嫁、再亡夫又失子的大不幸,正面地描写它,是可以表现祥林嫂的悲惨命运的,不少反映被压迫妇女苦难的作品,都通过这种描写来换取读者的同情。但试翻《祝福》,我们却发现:对于这类大不幸事件,作者竟出人意料地把它放到幕后去,并未写祥林嫂失去了丈夫和儿子的场面,也未写她当时的深悲大恸。为什么这样处理呢?因为在鲁迅看来,改嫁、亡夫、失子,是许多文艺作品一再表现过的,而中国劳动妇女的深刻痛苦,却并非这些众所共识的生活变故所能包括,因此必须剖析旧社会的本质,去寻找更内在的东西来表现。

  祥林嫂是生活在旧中国的被践踏、被迫害、被愚弄、被鄙视的勤劳、善良、质朴、坚强而又愚昧懦弱的劳动妇女的典型形象。是封建礼教和封建迷信思想的受害者、牺牲品。

  祥林嫂首先是勤劳、善良、质朴的劳动妇女。她新寡之后,便逃到鲁镇来,在鲁四老爷家里做工,食物不论,力气不错,比勤快的男人还勤快,似乎闲着就无聊。到年底,扫尘、洗地、杀鸡、宰鹅、彻夜的祝福礼,全是一人担当,竟有添短工。然而她反满足,口角边渐渐的有了笑影,脸上也白胖了。

  祥林嫂性格上还有倔强的一面。她曾经多次反抗过自己的命运。她为了逃避在婆家的难以忍受的痛苦,来到了鲁镇到地主家帮工。后来被婆家的人绑走时,她在河边猛烈地抵抗,被出卖到山村时,她一路嚎一路骂,拜天地时,她把头撞在香案角上,头上撞了一个大窟窿,鲜血直流。后来还是骂。面对众人的种种讥讽、侮辱与伤害,她给以无言的抗争,直至怀疑灵魂的有无。但是她的这些反抗,是在封建礼教和封建迷信思想支持下的反抗,她并没有认识到封建势力和封建迷信思想摧残她的主要敌人。他对自己的抗争,还缺乏明确的认识,不明白应当反抗什么,怎样反抗,因而反抗显得无力,相反还常常把生活的希望寄托于封建势力和封建迷信思想。她既受到封建礼教的压迫,同时也受到封建礼教的毒害。例如:她对于自己的改嫁进行"出格"的挣扎,就是受到封建礼教所宣扬的"女子不失身,不改嫁""好女不嫁二男""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毒害。临终时对"灵魂的有无"的疑惑,也是受到了封建迷信思想的毒害,造成了她思想上的极度矛盾,又希望灵魂有,在阴间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小阿毛;又希望灵魂无,在阴间没有地狱,不被锯成两半。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祥林嫂的反抗本身就带有浓厚的悲剧性。这样,祥林嫂最终悲惨地死去,也是必然的了。

  由于祥林嫂受到封建礼教和封建迷信思想的毒害,也因此造成了她性格上的愚昧懦弱。例如:受到封建迷信思想和封建礼教毒害很深的劳动妇女柳妈,很同情晓林嫂的遭遇,并且出于善意,给祥林嫂讲了阴间的故事,为祥林嫂寻求"赎罪"的办法。祥林嫂就按照柳妈说的办法倾其所有到土地庙里捐了门槛,给千人踏、万人垮。在将近死亡的前夕,又向人们寻问魂灵的有无。最终还是被人鄙视、无济于事悲惨地死去,这些都表明了她的愚昧麻木。

  祥林嫂又是一个被践踏、被迫害的劳动妇女。婆婆、堂伯等把祥林嫂抢回去卖掉,就是对她进行践踏迫害的例证。当然,旧社会里这种劳动人民之间的践踏、迫害,其根源在于剥削制度。在旧社会,封建礼教宣扬"三从四德",婆婆、堂伯正是依靠封建礼教所给予的对妇女的人身支配权,才得以迫害祥林嫂的。所以归根结底,这正是封建礼教对她的迫害。另外,柳妈让祥林嫂捐门槛,虽然主观愿望是好的,出于善意,可是在客观上的效果也起到迫害祥林嫂的作用,这实际上是封建迷信思想对祥林嫂的迫害,而不是某一个人对她的迫害。

  祥林嫂的被愚弄、被鄙视表现在:第一,命运对她的愚弄,祥林嫂年青时嫁给比自己小十岁的丈夫,丈夫在年纪轻轻的时候死去了,祥林嫂被迫害逃到鲁镇给鲁四老爷家当佣人。但不久,她又被婆婆等人抢了回去,转卖到深山里。后来,她生了一个儿子,丈夫又有力气,会做活,一家人还生活得不错,然而好运不长。几年之后,她竟有站在鲁四老爷的堂前了。原来,她的第二个丈夫病死了,孩子也被狼衔去了,大伯又来收屋,赶她走。走投无路的祥林嫂只得又回到老主人家里。可以说,他的命运是相当坎坷不幸的。命运也好像在愚弄她,捉弄她,不让她很好地生活。第二,众人对她的愚弄、鄙视,人们讥讽她、嘲笑她、奚落她、侮辱他、伤害她。人们一听到她反复向人说她悲惨的故事,就厌烦的头痛,立即打断他的话,走开去了。只要有孩子在眼前,人们就取消她:"祥林嫂,你们的阿毛如果还在,不是也就有这么大了么?"柳妈对她额角上的伤疤,采取奚落、嘲笑的态度。后来,众人也逗她说话,专谈她额角上的伤疤,讥讽她。第三,鲁四老爷夫妇对她的愚弄、鄙视。祥林嫂第一次到鲁四老爷家里,鲁四老爷讨厌她是一个寡妇,婆婆等人把祥林嫂抢回去,鲁四老爷支持这种做法。祥林嫂第二次来到鲁家帮工,四婶对他不满,鲁四老爷更嫌她是一个"伤风败俗"的女人,祭祀时不让她沾手。后来她把积存的工钱到土地庙捐了门槛,认为以此赎免"罪孽"。可是,四婶仍旧不让她在祭祀时沾手,最终又把她打发走。就这样,她最后的一星半点希望也破灭了。从此,她完全陷入了绝望,直至悲惨地死去。

  祥林嫂是这么善良、安分,这么孤苦、可怜,她哪里有什么罪呢?她本来是受过千人踏,万人跨,才折磨成这个样子,但是还没有完结,还要再捐一条门槛,再让千人踏,万人跨,是该有多么惨!坚毅的祥林嫂是不断为自己的命运挣扎的。她捐了门槛,在受了那么多的践踏后,当时的社会也没让她安心地走向死亡。冬至祭祀时候,当她坦然地去拿酒杯和筷子时,鲁四的妻子大叫一声"你放着吧,祥林嫂!"别小看这一句话,它无异于体现了全部封建宗法势力对一个善良、安分的劳动妇女的一次总宣判:不管你多么不幸,多么愿意忍受,多么坚毅地挣扎!--就是再捐多少条门槛,再让百万人踏,千万人跨,也都是枉然的,注定赎不了罪的。在这里,祥林嫂悲惨的命运,封建宗法势力吃人的实质,确实是震撼人心,表现得淋漓尽致的。

  总之,是地主阶级和封建礼教的摧残,一步一步地把祥林嫂推向死亡的深渊。正如丁玲所说:"祥林嫂是非死不行的,同情她的人和冷酷的人,自私的人,是一样把她往死里赶,一样使她精神上增加痛苦"。

范文六:《祝福》中祥林嫂的人物形象分析 投稿:卢湛湜

祥林嫂是生活在封建主义残酷统治的社会里,她的一生经历过亡夫改嫁、再亡夫又失子的大不幸,正面地描写它,是可以表现祥林嫂的悲惨命运的,不少反映被压迫妇女苦难的作品,都通过这种描写来换取读者的同情。但试翻《祝福》,我们却发现:对于这类大不幸事件,作者竟出人意料地把它放到幕后去,并未写祥林嫂失去了丈夫和儿子的场面,也未写她当时的深悲大恸。为什么这样处理呢?因为在鲁迅看来,改嫁、亡夫、失子,是许多文艺作品一再表现过的,而中国劳动妇女的深刻痛苦,却并非这些众所共识的生活变故所能包括,因此必须剖析旧社会的本质,去寻找更内在的东西来表现。

当祥林嫂在鲁镇再次出现时,是在夫亡子丧之后,鲁迅写她只是平静地叙说儿子阿毛被狼叼走的情节。鲁迅是最讲究语言的精炼的,但为什么这里却两次一字不易地写祥林嫂的叙说呢?因为鲁迅深切地了解,象祥林嫂这样连遭不幸、孑然一身的妇女,是多么需要别人在精神上的支持啊!她逢人就述说,甚至对那些不懂事的孩子,已经反复过无数遍了,才达到那么背诵如流的程度。要知道,这不是一般的诉说,而是在咀嚼自己的痛苦,在一次又一次的咀嚼。而且,这种背诵如流,一字不差的诉说,还表现一种毫无感情变化、麻木迟钝的神态。——这正是深重的苦难所留下的巨大精神创伤。就表现悲剧的深刻性,表现人物内心痛苦的程度来说,这比描写夫亡子丧时人物的嚎啕大哭,难道不是更强烈,更深刻?因为亲人的变故,虽属不幸;但还不是最难忍受的,失去任何精神支柱而又求取不得,还要接受种种鄙视和冷笑,才是最难忍受的;而悲哀恸哭,有时也不是最痛苦的内心表现,象祥林嫂这样欲哭而泪干,又无感情变化的诉说,难道不是包藏着更深沉的痛苦,更引起我们的同情和思索吗?

由于封建伦理和迷信观念的统治,中国劳动人民的痛苦,并不限于生前,更可怕的还是被威胁于死后。鲁迅在《祝福》里,着重地描写了这一点,这就使祥林嫂的悲剧,比一般地描写人物的亡夫失子,描写人物生前的各种大不幸,要来得更深刻,更令人战栗。再嫁再寡的人死后要遭锯刑,分作两半给两个死鬼男人,如果在生前捐一条门槛来做替身,给千人踏,万人跨,便能减轻罪过的说法,在封建社会里是广泛流传的,一经鲁迅采来,写在祥林嫂上身上,就成为富有表现力的典型情节,发生怵目惊心的艺术效果,充分暴露了封建制度和旧礼教吃人的血淋淋的现实。

祥林嫂是这么善良、安分,这么孤苦、可怜,她哪里有什么罪呢?她本来是受过千
人踏,万人跨,才折磨成这个样子,但是还没有完结,还要再捐一条门槛,再让千人踏,万人跨,是该有多么惨!坚毅的祥林嫂是不断为自己的命运挣扎的。她捐了门槛,在受了那么多的践踏后,当时的社会也没让她安心地走向死亡。冬至祭祀时候,当她坦然地去拿酒杯和筷子时,鲁四的妻子大叫一声“你放着吧,祥林嫂!”别小看这一句话,它无异于体现了全部封建宗法势力对一个善良、安分的劳动妇女的一次总宣判:不管你多么不幸,多么愿意忍受,多么坚毅地挣扎!——就是再捐多少条门槛,再让百万人踏,千万人跨,也都是枉然的,注定赎不了罪的。在这里,祥林嫂悲惨的命运,封建宗法势力吃人的实质,确实是震撼人心,表现得淋漓尽致的。

祥林嫂在临近死亡的前夕还向人询问:“一个人死了之后,究竟有没有灵魂的?”她关心人死后的灵魂问题。这是深刻联系着她全部人生经历的思想;罪恶的社会迫使她断绝了对于生的一切留恋和希望,她唯一的可能就是想到死,她想在冥冥之中会见亲人,但又非常害怕见到亲人。因此,人死后灵魂的问题,就不能不成为此时祥林嫂最关切的问题。这是一个多么尖锐、紧张、深刻的思想矛盾呵!

这个情节不仅深刻地联系着人物最悲惨的命运,它还紧紧地联系着人物挣扎、反抗的性格。在祥林嫂死亡的前夕,她终于对灵魂、地狱的存在发生了疑惑,反映了祥林嫂不甘心于忍受别人替她安排好的死后的命运。

祥林嫂是默默地死去了,死在年终祝福氤氲〔yīn-yān〕缭绕的街头上。她的死,还换来了鲁四的一顿毒骂:“不早不晚,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这就深化了祥林嫂悲剧形象的创造,激发了读者对于吃饱喝足的天地圣众,以及剥夺别人幸福而永不餍足的祝福者如鲁四之流的强烈的憎恨!

范文七:简析《祝福》中祥林嫂的人物形象 投稿:孙笗笘

EX A M I NATI ONS  

考试 

简析《 祝 福》 中祥 林嫂 的人 物形 象 
罗  利 

( 贵 州 省遵 义 习水 县 马 临工 业 经 济 区中学  贵 州   遵 义  5 6 3 0 0 0 )  
中 图分 类 号 : G 6 3 3 . 3   文 献标 识 码 : B   文章编号 : 1 0 0 6 —5 9 6 2 ( 2 0 1 3 ) 0 3 -0 1 6 7 —0 1  

祥 林嫂 是生 活 在 封 建 主 义 残 酷 统 治 的 社 会 里 , 她 的 一 生 
经 历 过 亡夫 改 嫁 、 再亡夫 又失子 的大不幸 , 正面地 描写 它 , 是 

然, 旧社 会 里 这 种 劳 动 人 民 之 间 的践 踏 、 迫害 , 其 根 源 在 于 剥 

可 以 表 现祥 林 嫂 的 悲 惨 命 运 的 , 不 少 反 映 被 压 迫 妇 女 苦 难 的  作品 , 都 通 过这 种 描 写 来 换 取 读 者 的 同情 。但 试 翻《 祝福 》 , 我  们却发现: 对 于这 类 大 不 幸 事件 , 作 者 竟 出人 意 料 地 把 它 放 到  幕后 去 , 并 未写 祥 林 嫂 失 去 了 丈 夫 和 儿 子 的 场 面 , 也 未 写 她 当  时 的 深悲 大 恸 。为 什么 这 样 处 理 呢 ? 因为 在 鲁 迅 看 来 , 改嫁、   亡夫 、 失子 , 是许多文艺作 品一再表 现过 的, 而 中 国 劳 动 妇 女  的深 刻 痛 苦 , 却 并 非 这 些众 所 共 识 的 生 活 变 故 所 能 包 括 , 因 此  必须 剖析 旧社 会 的 本质 , 去 寻 找更 内在 的东 西 来表 现 。   祥林 嫂 是 生 活 在 旧 中 国 的 被 践 踏 、 被迫 害、 被 愚弄、 被 鄙  视 的 勤劳 、 善良、 质朴 、 坚 强 而 又 愚 昧 懦 弱 的 劳 动 妇 女 的 典 型  形 象 。是 封 建 礼 教 和 封 建 迷 信 思 想 的受 害 者 、 牺 牲 品 。祥 林  嫂 首先 是 勤 劳 、 善 良、 质 朴 的 劳 动 妇 女 。她 新 寡 之 后 , 便 逃 到  鲁镇来 , 在 鲁 四老 爷 家 里做 工 , 食 物不论 , 力气 不错 , 比 勤 快 的 
男人 还 勤 快 , 似 乎 闲 着 就 无 聊 。到 年 底 , 扫尘 、 洗地 、 杀鸡 、 宰 

削制 度 。在 旧 社 会 , 封建礼教 宣扬 ” 三从 四德 ” , 婆 婆、 堂 伯 正  是依靠封建礼教所给予 的对妇女 的人身 支配权 , 才 得 以迫 害  祥 林 嫂 的 。所 以 归 根 结 底 , 这 正 是 封 建 礼 教 对 她 的 迫 害 。 另  外, 柳 妈 让 祥 林 嫂 捐 门槛 , 虽然主观愿望是好 的, 出于善意 , 可 
是 在 客 观 上 的效 果 也 起 到 迫 害 祥 林 嫂 的作 用 , 这 实 际 上 是 封 

建迷信思想对 祥林嫂 的迫害 , 而不 是某 一个人 对 她的 迫害 。   祥林嫂的被愚弄、 被 鄙视 表 现 在 : 第一, 命运对她 的愚弄 , 祥 林  嫂 年 青 时嫁 给 比 自 己小 十 岁 的 丈 夫 , 丈
夫 在 年 纪 轻 轻 的 时 候  死去 了, 祥 林 嫂 被 迫 害 逃 到 鲁 镇 给 鲁 四 老 爷 家 当 佣 人 。但 不  久, 她 又 被 婆 婆 等 人 抢 了 回去 , 转 卖 到 深 山 里 。后 来 , 她 生 了  个儿子 , 丈 夫 又 有力 气 , 会做活 , 一 家 人 还 生 活得 不 错 , 然 而  好 运 不 长 。几 年 之 后 , 她 竞 有 站 在 鲁 四老 爷 的 堂 前 了 。原 来 ,  


她的第二个丈夫病死 了, 孩子也 被狼衔 去 了, 大 伯又来 收屋 ,  

赶 她 走 。走 投 无 路 的 祥 林 嫂 只 得 又 回 到 老 主 人 家 里 。 可 以  说, 他 的命 运 是 相 当坎 坷 不 幸 的 。命 运 也 好 像 在 愚 弄 她 , 捉 弄  她, 不 让 她 很 好地 生活 。第 二 , 众人对她 的愚弄 、 鄙视 , 人 们 讥  讽她 、 嘲笑她 、 奚落她 、 侮辱他 、 伤 害 她 。人 们 一 听 到 她 反 复 向   人 说 她 悲惨 的故 事 , 就厌 烦的头 痛 , 立 即打断他 的话 , 走 开 去  了 。只要 有 孩 子 在 眼 前 , 人们就取消她 : ” 祥林嫂 , 你 们 的 阿 毛  如 果 还在 , 不 是 也 就有 这 么 大 了么 ? ” 柳妈对她额角 上的伤疤 ,  

鹅、 彻 夜 的祝 福 礼 , 全是 一人担 当, 竟 有 添 短 工 。然 而 她 反 满  足, 口角边 渐 渐 的有 了 笑影 , 脸 上 也 白胖 了 。   祥林 嫂 性 格 上 还 有 倔强 的一 面 。她 曾经 多 次反 抗 过 自 己   的命 运 。她 为 了逃 避 在 婆 家 的 难 以 忍 受 的痛 苦 , 来 到 了鲁 镇  到地 主家 帮 工 。后 来 被 婆 家 的 人 绑 走 时 , 她 在 河 边 猛 烈 地 抵  抗, 被 出卖 到 山村 时 , 她一路嚎一路骂 , 拜 天地时 , 她 把 头 撞 在  香案角上 , 头 上 撞 了一 个 大 窟 窿 , 鲜 血 直 流 。后 来 还 是 骂 。面  对 众 人 的种 种 讥 讽 、 侮辱与伤 害 , 她 给以无言 的抗争 , 直 至 怀  疑灵 魂 的有 无 。但 是 她 的 这 些 反 抗 , 是 在 封 建 礼 教 和 封 建 迷 
信思想支持下的反抗 , 她 并 没 有 认 识 到 封 建 势 力 和 封 建 迷 信  思 想 摧 残 她 的 主要 敌 人 。 他 对 自己 的 抗 争 , 还 缺 乏 明 确 的 认  识, 不 明 白应 当反 抗 什 么 , 怎样 反 抗 , 因而 反 抗 显 得 无 力 , 相 反  还 常 常把 生 活 的 希 望 寄托 于 封 建 势 力 和 封 建 迷 信 思 想 。她 既  受 到 封 建 礼 教 的压 迫 , 同 时也 受 到 封 建 礼 教 的 毒 害 。例 如 : 她  对 于 自己 的改 嫁 进 行 ” 出格 ” 的挣 扎 , 就 是 受 到 封 建 礼 教 所 宣  扬 的” 女子 不 失 身 , 不改嫁” ” 好女 不嫁二男 ” ” 饿 死 事 小 失 节 事 

采取奚落、 嘲 笑 的 态 度 。后 来 , 众 人
也逗她 说话 , 专 谈 她 额 角  上 的 伤疤 , 讥 讽 她。第三 , 鲁 四老 爷夫 妇对 她 的愚 弄、 鄙视。   祥林 嫂第 一 次 到 鲁 四老 爷 家 里 , 鲁 四老 爷 讨 厌 她 是 一 个 寡 妇 ,   婆 婆 等人 把祥 林 嫂 抢 回 去 , 鲁 四 老 爷 支 持 这 种 做 法 。祥 林 嫂 
第 二 次来 到 鲁 家 帮 工 , 四婶对他 不满 , 鲁 四 老 爷 更 嫌 她 是 一  个” 伤风败俗” 的女人 , 祭 祀 时 不 让 她 沾 手 。后 来 她 把 积 存 的  工 钱 到 土地 庙 捐 了 门槛 , 认 为 以此 赎 免 ” 罪孽” 。可 是 , 四 婶 仍  旧不 让 她 在祭 祀 时 沾 手 , 最 终 又 把 她 打发 走 。就 这 样 , 她 最 后  的 一 星半 点 希 望 也 破 灭 了。从 此 , 她 完 全 陷 入 了绝 望 , 直 至 悲  惨地死去 。   祥林嫂是这么善良、 安分 , 这 么孤 苦 、 可怜 , 她 哪 里 有 什 么  罪 呢 ?她 本 来 是 受 过 千 人 踏 , 万人跨 , 才折 磨成 这个样 子 , 但 

大” 的 毒害 。临 终 时 对 ” 灵魂的有无“ 的疑惑 , 也 是 受 到 了 封 建 
迷信思想 的毒害 , 造 成 了 她 思 想 上 的极 度 矛 盾 , 又 希 望 灵 魂 
有, 在 阴 间能 见 到 自己 的 儿 子 一 一 小 阿 毛 ; 又希望灵 魂无 , 在 

阴 间没 有 地 狱 , 不 被 锯 成 两 半 。因 此 , 从 某种 意义 上说 , 祥 林  嫂 的反 抗 本 身 就 带 有 浓 厚 的 悲 剧 性 。这 样 , 祥 林 嫂 最 终 悲 惨 
地死去 , 也 是 必 然 的 了。  

由 于祥 林 嫂 受 到 封 建 礼 教 和 封 建 迷 信 思 想 的 毒 害 , 也 因  此 造 成 了她 性 格 上 的 愚 昧 懦 弱 。 例 如 : 受 到 封 建 迷 信 思 想 和 

封 建 礼 教 毒 害 很 深 的劳 动 妇 女 柳 妈 , 很 同情晓林嫂的遭遇 , 并 

且 出于善意 , 给祥林嫂讲了阴间的故事 , 为祥林嫂 寻求” 赎罪 ”  
的办 法 。祥 林 嫂就 按 照 柳 妈 说 的 办 法 倾 其 所 有 到 土地 庙 里 捐  了 门槛 , 给 千人 踏 、 万 人 垮 。 在 将 近 死 亡 的前 夕 , 又 向人 们 寻  问魂 灵 的有 无 。最 终 还 是 被 人 鄙 视 、 无 济于事悲惨地死去 , 这  些都 表 明 了她 的愚 昧麻 木 。   祥林 嫂 又 是 一 个 被 践踏 、 被 迫 害 的 劳 动 妇 女 。婆 婆 、 堂 伯  等把 祥 林 嫂 抢 回 去 卖 掉 , 就是对她 进行践 踏迫害 的例证 。当  

是 还 没有 完 结 , 还 要 再 捐 一 条 门槛 , 再让千 人踏 , 万人跨 , 是 该  有 多 么惨 !坚 毅 的 祥 林 嫂是 不 断 为 自己 的 命 运 挣 扎 的 。她 捐  了门 槛 , 在 受 了那 么多 的践 踏 后 , 当时 的社 会 也 没 让 她 安 心 地  走 向 死亡 。冬 至 祭 祀 时候 ,
当她 坦 然 地 去 拿 酒 杯 和 筷 子 时 , 鲁  四的 妻 子 大 叫 一 声 ” 你放着 吧, 祥林嫂 ! ” 别 小看这 一句 话 , 它  无 异 于体 现 了全 部 封 建 宗 法 势 力 对 一 个 善 良 、 安 分 的 劳 动 妇  女 的 一 次 总宣 判 : 不管你 多么不 幸 , 多么 愿意忍受 , 多 么 坚 毅  地 挣 扎 !一 一 就 是 再 捐 多 少 条 门 槛 , 再让 百万 人踏 , 千 万 人  跨, 也都是枉然 的, 注 定 赎 不 了 罪 的 。在 这 里 , 祥 林 嫂 悲 惨 的  命运 , 封建宗法势力吃人 的实质 , 确实是 震撼人 心 , 表 现 得 淋 
漓尽致的 。  

总之 , 是 地 主 阶 级 和 封建 礼 教 的摧 残 , 一 步 一 步 地 把 祥 林 
嫂 推 向死 亡 的 深 渊 。正 如 丁 玲 所 说 : ” 祥林 嫂是 非死不 行 的,   同情 她 的 人 和冷 酷 的人 , 自私 的 人 , 是一 样把她 往死里 赶 , 一  样 使 她 精 神 上增 加 痛 苦 ” 。  


范文八:奴隶意识的艺术展播_影片_祝福_阿Q正传_人物形象分析 投稿:秦烉烊

一、隶意识

响,目前,《伤逝》《阿Q正传》、《药》、、 的深切与格式的特别”人日记》中,众。当然也有代表家长制的钱人的“赵贵翁”的出现,压迫的大众呢,性格有关。影响。鲁迅认为,揭示制造整体构造,上。也就是说,在他看来,是民众。因此,的状态上。这也是被称为“立人”平的信中说:国民性,否则,什么,招牌虽换,那么,主体,是作为被害者来看待,历史的客体,人”。这样,

素质特征的人物,如阿Q、系列。隶意识。而电影《祝福》

在《祝福》中表现了:祥林嫂的耐劳也好,俭朴也还拜不成天地。他们一不小心,一松手,啊的幻想滑稽甚至丑恶。他的幻想生活之模糊也好 ,善良也好,都带着奴隶的麻木,她的耐呀,阿弥陀佛,她就一头撞在香案上,头上撞的模特,只是钱太爷、赵太爷。对于阿Q的这劳、俭朴和善良充其量仅仅使祥林嫂能做个了一个大窟窿,鲜血直流,用了两香灰,包上些幻想,我们也能从鲁迅的文章中找出注解好奴隶,能较长时间的做稳奴隶。然而祥林两面三刀块红布还止不住血呢。”这一反抗来。嫂做稳奴隶的时间是如此短暂,她婆婆把她本身有合乎人性的一面,表现出她对于自己古时候,秦始皇很阔气,刘邦和项羽都卖进山里给贺老六做了媳妇,她知道这是犯像牛马似的被买卖遭遇的强烈抗议,从或一看见了;邦说,“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羽了“一女不事二夫”的天条,她知道从此将失角度看似捍卫人的尊严的斗争,似乎具有反说,“彼可取而代也!”羽要“取”什么呢?便是去做个好奴隶的资格。她拼死反抗,但是没封建的意义;然而这一撞正深刻显示了其思取邦所说的“如此”。“如此”的程度,虽有不成功。贺老六死于伤寒,她再度到鲁四老爷想落后的一面,剧情中前有碰头,后有捐门同,可是谁也想取;被取的是“彼”,取的是“丈家做女工,但此时的她已只能成为人们“看槛,这并非各自孤立的两件事,捐门槛是为夫”。……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她还想以向土地了完成碰头未能完成的任务,殉节不成,所何谓“如此”?……简单的说,便只是纯庙捐一条门槛当作自己的替身,“给千人踏,以赎罪,正反映出祥林嫂深受“从一而终”的粹兽性方面欲望的满足——威福、子女、玉万人跨,赎了这一世的罪名”,换回自己做个封建思想的毒害,对封建礼教的驯化和无意帛,罢了。然而在一切大小丈夫,却要算最高好奴隶的权利。然而,触犯了封建伦理纲常识地维护。祥林嫂临死前对灵魂的有无表示理想(?)了。我怕现在的人,还被这理想支配的她注定得不到饶恕,她处在求生不得、求了怀疑,许多文章对此作了高度评价。仔细着。[4]死不能的“彷徨于无地”似的困境中,带着期推敲一下我们会发现怀疑的背后其实有多阿Q的“理想”,只是想当“主子”而支配待,更带着恐惧,做了祝福大典最悲惨的祭重内涵,其中既有祥林嫂对死的恐惧,又有他人的“奴才”之梦。只要如此,阿Q式的“革品。她希望在阴间与亲人团聚享受天伦之乐的命”就不能打破“奴隶”当“主子”而“主子”

阿Q在主子面前,在地位比自己高、力渴望,而其根本还是对封建传统强加的“罪变“奴隶”的循环。纵使他的幻想得以实现,量比自己强的奴隶面前,只能俯首听命,任名”产生了最大胆的质疑。值得注意的是,这那也无法成为“人样的生存”。从鲁迅所说的凭欺侮、凌辱;然而,只要有可能,他们也会欺一质疑并非“人”的观念的理性自觉,她是对“革命以后不多久,就受了奴隶的骗,变成他侮和凌辱地位比自己低、力量比自己弱的奴罪名难以赎清后自发产生的以怀疑来拒绝们的奴隶了”这句话,可以看出鲁迅充分考隶,把自己在主子或比自己强的奴隶面前积的心理态势,可以说祥林嫂的反抗是针对有虑到阿Q以“奴隶”的心态成为“主子”的可下的怨气,撒在更弱者的身上,以获得一点限具体的目标而作出的自发的反应,并不是能。可以说,鲁迅对“阿Q式”的“革命”是明确内在隐秘心理的满足。对于阿Q来说,尼僧是出于对人的自由本质的觉悟和主体性的发否定的。阿Q在“革命”中所表现出的奴化的“异端”中最贱的一类。鲁迅以辛辣的谐谑的现。而且她反抗的最终目的还是做稳奴隶,国民劣根性,与祥林嫂的奴性如出一辙。描写了调戏无抵抗力的小尼姑、对弱者行使在鲁四老爷家安然获得任人驱策的奴仆地影片以鲜活的画面、生动的人物表演将暴力的阿Q,借此展示了“国民性”中所潜藏位。阿Q、祥林嫂的奴隶根性抖露出来,但在鲁迅的丑恶本质。阿Q的反抗是另一种情形。随着影片的对他们的批判当中,不仅仅表现对他们厌恶

对于“国民性”的这一面,鲁迅在《杂演进,阿Q “中兴”不久就不得已而迎来了的内容,应该说,在他们身上,鲁迅倒是看到感》、《杂忆》(均为1925年作)中曾施以无情的“末路”。因而,当平日所憎恶的“革命”出现了“立人”的根本性问题。因为“如果阿Q革命批判:在眼前时,阿Q对它的“神往”,比起他为杀革了,中国也将革命,如果阿Q不革命,那么中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命党人而喝彩应该说是更为必然的、根本性国也不会革命”[5]。可见,只有在这个否定性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的趋势。“革命”让阿Q看到了他未曾想象过人物形象系列自我改革的前提下,国民才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2]的秩序的崩裂。革命是通过使“百里闻名”的可能个个成“人”,进而创造“人国”。

我觉得中国人所蕴蓄的怨愤已经够多举人老爷与未庄“一群鸟男女”的恐惧、惊惶了,自然界是受强者的蹂躏所致的。但他们却向阿Q走来的。对于阿Q式的革命,影片给了不很向强者反抗,而反在弱者身上发泄,兵和淋漓尽致的表现:阿Q身穿明朝大将军的服匪不相争,无枪的百姓却并受兵匪之苦,就是装,对平时欺负自己的人作以惩罚(比如,让最近便的证据。再露骨的说,怕还可以证明这赵太爷叫自己太公,不让赵太爷姓赵;问地保些人的卑怯。卑怯的人,即使有万丈的愤火,要回自己的钱;用拐杖打假洋鬼子),对平时除弱草以外,又能烧掉什么呢?[3]对自己好的人就加以赏赐(对十在土谷祠里

三、“奴才式的反抗”照顾自己的老头,阿Q酒让他去歇着,并赏钱参考文献影片中的阿Q、祥林嫂的奴隶根性还表给他);对自己喜欢的吴妈更是喜形于色,最[1] 鲁迅.两地书(八)[M]//鲁迅全集:第11卷. 北京:

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31.

现在:当他们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候,他们也后发出“我现在要什么有什么,我喜欢谁就[2] 鲁迅.华盖集•杂感[M]//鲁迅全集:第3卷.北京:可能奋起反抗,这种反抗,虽然会有多种表是谁”的呐喊。阿Q “神往”、“飘飘然” 起来,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49.现形式,但都是奴才式的反抗。这切实地表明了他成了“革命”的俘虏。阿Q[3] 鲁迅.坟•杂忆[M]//鲁迅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

文学出版社,1981:225.

祥林嫂是一个反抗性颇为鲜明的人物,大声叫嚷“造反”,让未庄人发生了惊惧,他[4] 鲁迅.随感录五十九•“圣武” [M]//鲁迅全集:第婆婆卖她,她奋不顾身的反抗使一般人都在“土地庙”的蜗居里陶醉于各种荣华的幻1卷.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355.觉得异乎寻常,用卫老婆子的话说是“真出想。未庄人都来求他“阿Q,饶命!”但谁也不[5] 鲁迅.《阿Q正传》的成因[M]//鲁迅全集:第3

卷.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3379.

格”。影片中有一段精彩的画面:“她一路只是饶,不仅是赵太爷,小D也不放过。还有秀才、嚎,骂,抬到贺家坳,喉咙已经全哑了。拉出假洋鬼子,王胡留命倒也可以,但也不留了,作者简介轿来,两个男人和她的小叔子使劲地擒住她胜利品要多少,叫小D来搬。女人们……阿Q杜云南,肇庆学院学报编辑部编辑。

范文九:浅析《活着》中福贵的人物形象 投稿:余蠗蠘

浅 析 《 着》 活 中福 贵 的人 物 形 象 
沈 阳师 范 大 学渤 海 学 院 O 7级 中文 系汉语 言专 业 一班 郭 萍 萍 

【 摘
质。  

要】 一个 国家的作 家, 他的笔 不需要歌颂 , 不需要反叛 , 而是需要批判 , 的是认识社会事 实, 需要 认清历史真相 , 这样这 个国  

家的文 化 不会 枯 竭 , 民 的认 知程 度 才会 加 深 。余 华恰 恰就 是 这 样 的好 作 家 , 通 过 细腻 的笔 触 , 写 出 了主人 公福 贵善 良朴 实 的品  国 他 描

【 关键字 】 福贵

形象 命 运

认知

麻木 
的人 物形 象 是位 , l情 , 悯 的 , 那个 时 代 可 以 说是一 个  族   7q 怜  ̄ 在
悲 剧 的化 身 。   严 厉 与 慈爱 的父 亲形 象 : 父 亲 ’ 为 一 个 正 常 的礼 会 角  … 作

《 活着 》 中的 福 贵 , 活 的 年代 』 是 国 家社 会 政治 变 动 的儿     
I 。刈‘ 贫 民  姓来 说 , 个  家 的兴 衰 与 他 的生 活 是 没 有    年 于 一 太 大 的关 系 ,『 f他关 心 得 只 有 白 已的 家 。, 足 , 看 似 与他 们 毫  f 『 f i i “

无 关 系 的礼 会 事 件 却 牢 牢 掌 握 着 他 们 的命 运 ” 。于 足 , 华  … 余
在 新 写实 小 说 的背 景 下 , 婴表 达 与 之 朝 夕 相 处 的 事 实 , 常常  “ 他

色 , 余华 2 纪 8 代 的小 说 l基 本 足 缺 席 的一 即使 出 场  存 0世 0年 l I _ l 也 必定 足 以 非常 态 的方 式 , 与 下 一 代 似 乎 无 法 共 存 。 1 足  他 ”_ I l

会 感 到雉 以承受 , 拥 而 至 的真 实A, 在诉 说着 丑恶  阴 险 , 蜂 T都  
怪 就怪 在 这 坐 , 为仆 么 丑恶 的事 情 总是 在 身边 , 而美 好 的 事情 却  在 海角 。换 句  说 , 的友 爱 和 同情 往  只是 作 为情 绪 来 到 , 人 而 

《 活着》 , 中 余华 的“ 父亲形象” 开始变 得小仪担  牛活 的强者 ,  
而 且也 是 子 女 的庇 护者 。在有 J 前 , 贵是  厉 的父 亲 , 人  福 在十 
活 中 的物 质  乏 并 没有 压 垮 福 贵 的肩 , 贵 知 道 这 天 下  是 自 福  

相 反 的事 实 则是 仲 手 便 可 触 及 。  余 华 的 《 着 》 仪 借 助 小  ” 活 小 人 物 的悲 惨命 运 米 反 映礼 会 现象 , F也 有些 伤 痕 文  的味 道 , 而 L   也 可 以看 剑 当时 礼 会 的精 神 文 明而 貌 。  
福 贵 不仅 仅 只 有一 个 , 许 多 和他 一 样 的福 贵 , 是这 个 福  有 只

己的 , 这 家 是 自己 的 , 贵 知 道 自己 的路 和 别 人 的小 一 样 , 但 富 别  人 足没 饯 上不 起  , t足 有 钱 不  , 贵 也 知 道 ,   的爱 女  白. A 富 白

因 为那 一 场病 失 聪
, 能上  , 以他 把 所 有 的希 掣都 寄 托  有  不 所 庆 的身 上 , r用 自己的 爱 女 换 有 庆 的 学 费 。这 生 活 足 何 等 的  宁 叮
悲 凉 , 肉亲 情是 何 等 的 “ 钱 ” 。彳 J 福 贵 的 心 坐是 值 得  骨 值 啊 『 人在 骄傲 的 : 良 , 叨 , J , 伙 , 小 件 J 中 国农  朴 实 的代  荠 聪 孝J{勤 【 j ! 这  是 表 。福 贵在 亲 人 一 次 次 的 离 开 后 变 得 的 呆 若 小 鱼 , 只有 拿 “ 医  院 ”I C是 啊 , 医院 的确 小 是 仆 么 好 地 力‘ 余 华 懂 得 J人  I  , I 这 ,   , 死 只嵩  用 白 一蒙 , 人 再哭 也 是 隔着 的 , 永 不十 见 的 和再    康 足 廿
平 常不 过 的 。  

贵 在麻 小 的 同时 “ 欢 凹 想 过  , 炊 讲 述 自己 , 乎 这 样 一  喜 喜 似
束 , 就 可 以 一 次 次 地 酉  r” 带 点 豁 达 。 接 下 来 分 析 “ 他 义 福  贵” 的人 物 形 象 :   放 荡  孝顺 的 儿 子 形 象 : 轻 时 的福 贵 , 像 他 的名  一  年 就 样 , 活  家产 殷 实 的地 主 家 庭 , 生 父  曾经 就 足 个 赌徒 , 注 定  就

褊 贵 的成 长 的性 格 I 缺少 责 仟 与 勤 夼 。褊 贵 喜 欢 挥 霍 、 劳  { 1 不 状 , 欢 红仆 人 的背 上 , 人 的床 上 , 钱 的桌 上 找 剑 白我 实 现  喜 女 赌 的 价值 。就这 样 , 产  他 不 经 意  挥 霍  家 。一 个 人 从 贫 穷 
到 富有 容 易迷 失  向 , 从 富 有 到贫 穷 是 绝对 的打击 , 对 可 以 但 绝   改 变一 个 人 的  忡 , 更何 7家 族 的落 魄 来 自于 他 的 虚荣  贪 玩 。 兕   福 贵 的“ 子 形 象 ” 他 爹 的 叫前 有 着 巨大 的反 差 , 先 , 对  儿 在 起 他 他 爹也 有一 种 貌 视 的念 度 , 爹对 他 的 责怪 对 于 他 来 说就 是 对  他 年 轻时 的 白 的嘲笑 。败 光 家 产 后 , 道 自 足 多 么 的 肤 浅 与        无  。 }是 还 没 有米 得 及 弥补 , 爹 就 死 了 。褊 贵心  埘 白 t f 他   很 足 1责 , 3   现实的而前, 只能 对他 爹 草 草 的下 非 。儿 子 彤 象  的 充分 改 变要 从 对 他 娘 的关 心 开 始 , 贵 心 疼 他 娘 郴 “ 寸 金  福 二

伟 岸与 踏 实 的丈 人 形象 。家珍 的死对 于寓 贵米 说 足接 受 命 
运 的安 排 , 足麻 木 的 , 心 这心 再 也 不会 有 曙光 了。 家珍 的勤 劳 与  贤 惠是 中 国  女 的典 型 , 演着 最 强 大 的角 色 , 扮 给福 贵 带来 r  

大 的安 慰 。牛 活 就是 需 要 经 历  磨 雉 才 会 成 长, 得 珍 惜 。在  懂
妻子 面 前 的福 贵 是片 常 的伟 岸 , 是那 么 的 勤 劳 , 强 , 责 任  他   有 心 。老 年 的
福 贵在  忆 自己 的  事 时 在麻 小 的  时也 在鞭 挞 年  轻 时的 白 , 1 的身 上 撒  , 对 家珍 即爱 又 有愧 疚 , 以 ,   往 3   他 所   他 对 家 珍 的爱 足那 么 的 真挚 , 当儿 女 都死 后 , 家珍   他 的背 上 趴 
着 婴 止 止看 看 时 , 婴让 家珍   道 , 放 心 吧 , 他 你 家  还有 我 , 会  我

很 ・ 乐观 的活着 ,  强 我会 把你 们 安 葬 一起 , 你们 安 心 的躺 在 那  计 里, 这是 人 牛另 一 种 “ 幸福 ” 亲手 送 走 自己的 每一 个 亲人 。 ,  

莲 ” 不 t他 娘 下地 劳 累 , 己在 田地 里 更 出 , ,   自 家珍 被 带 走 之 后 ,  
知 道娘 很是 牵 扎 家珍  见  的孩 子 , 以 福 贵  忍 受 被   所 r可 ; 的 心念 , 母亲 心坐 舒 服 。福 贵 开 始 变 得 达 理 , 顺 r。但 , 要 孝 福  贵 连 白己的亲 娘 最后 一 眼 都 没 有 看 到 。余 华 曾说 “ 钭 代 替 不  耶

余 华写 《 着 》 只是 说福 贵 的命 运 , 小 只是 说 中 国  百  活   也
姓 的善 良 质 , 想 说沉 默对 于他 f来 说是 最好 的  式 , 避 对    他 『 J 逃 于他 们来 说 足 最好 的方 法 , 而这 移 默与 逃 避使 他 们变 得 麻 木 , 然 C   没脾气。   参 考 文献 :  

了我 的写作 , 因女1 , 很 长 一段 时足 一个 愤 怒 和 冷漠 的作  正 l 我  此
家 。 【 I文 章 的 : , 贵 存 余 华 的笔 下 是 I气 的 , 是 令 人  ” 3l  r i 福 头 叮 又

同情 的 。 I以看 出余 华 不再 纠结 于与 现 实 的 “ 张 ” 系 , 锋  f J ‘ 紧 关 笔
得 到 r 和 。“ 着 时 问 的推 移 , 内心 的 愤 怒 渐渐 平 息 , 作  缓 随 我 …‘

[ ] 向死 而 生 : 华 》 王 世 诚 上 海 人 民 出版 社 ;第 1版  1《 余
( 0 5年 l 20 1月 1 日)  

家 的使 命  是发  , 是 控 诉 或 是 揭 露 , 应 该 向人 们 展 示 高    他 尚 , 坐 所 说 的高 尚 , 是对 一 切 事 情 理 解 之 后 的 超 然 , 菏  这 而 对 恶 一视 I , 情 的 眼 光 肴 l界 。 所 以 说 , 贵 在 变 化 前 后  司 用    t ” t ; 福

[ ] 自《 2摘 活着 》 言 余 华 上 海文 艺 出版 社  前 [ ] 中 国 当代 文 学 史》洪 子诚 北 京 大 学 出版 社  3《

2 9都 市家 教  1


范文十:《祝福》人物分析 投稿:戴吻吼

《祝福》人物分析 1鲁四老爷

鲁四老爷是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的典型。他迂腐,保守,顽固,坚决捍卫封建思想,反对一切改革和革命,尊崇理学和孔孟之道,自觉维护封建制度和封建礼教。他自私伪善,冷酷无情,在精神上迫害祥林嫂,才让她生存信心彻底毁灭,是导致祥林嫂惨死的主要人物。

2、柳妈

柳妈是个吃斋念佛的善女人,受封建迷信思想毒害很深,同情祥林嫂,又把她视为不贞的人加以奚落。出于善意,她想给祥林嫂寻求解脱的药方,结果反而给祥林嫂造成难以支持的重压,把祥林嫂推向更悲惨的深渊之中。柳妈自身的被害与她不经意的害人,从另一角度揭露了封建礼教的罪恶。

3、“我”

“我”并不是鲁迅,而是鲁迅虚构的一个具有进步思想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形象。“我”有反封建的思想倾向,憎恶鲁四老爷,同情祥林嫂,但又软弱无能,无力给祥林嫂以帮助。在结构上,“我”起着线索作用,时祥林嫂悲剧的见证人。

4、四婶

四婶只是看祥林嫂能干,把她当工具一样使用,并没有把她当人看

字典词典七夕商场活动七夕商场活动【范文精选】七夕商场活动【专家解析】对联阅读答案对联阅读答案【范文精选】对联阅读答案【专家解析】与欧阳修相遇与欧阳修相遇【范文精选】与欧阳修相遇【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