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赋原文及翻译_范文大全

别赋原文及翻译

【范文精选】别赋原文及翻译

【范文大全】别赋原文及翻译

【专家解析】别赋原文及翻译

【优秀范文】别赋原文及翻译

范文一:《赤壁赋》原文与翻译对照 投稿:贺玑玒

赤壁赋对照翻译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

壬戌年秋天,七月十六日,我和客人荡着船儿,在赤壁下游玩。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清风缓缓吹来,水面波浪不兴。

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举起酒杯,劝客人同饮,朗颂《月出》诗,吟唱“窈窕”一章。

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一会儿,月亮从东边山上升起,徘徊在斗宿、牛宿之间。

白露横江,水光接天。

白濛濛的雾气笼罩江面,水光一片,与天相连。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

任凭水船儿自由漂流,浮动在那茫茫无边的江面上。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江面旷远啊,船儿象凌空驾风而行,不知道将停留到什么地方;飘飘然,又象脱离尘世,无牵无挂,变成飞升仙境的神仙。

范文二:阿房宫赋原文及翻译 投稿:熊鉟鉠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六国覆灭,天下统一。四川山林中的树木被砍伐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空,阿房宫殿得以建成。(它)覆盖了三百多里地,隔离六日。骊山北构而西几乎遮蔽了天日。从骊山的北面建起,曲折地向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延伸,一直通到咸阳。渭水和樊川,浩浩荡荡地流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进了宫墙。五步一座高楼,十步一座亭阁;长廊如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带,迂回曲折,屋檐高挑,象鸟喙一样在半空飞啄。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这些亭台楼阁啊,各自凭借不同的地势,参差环抱,角。盘盘焉,囷囷焉,蜂回廊环绕象钩心,飞檐高耸象斗角。弯弯转转,曲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折回环,象蜂房那样密集,如水涡那样套连,巍巍落。长桥卧波,未云何峨峨,不知道它们有几千万座。那长桥卧在水面上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象蛟龙),(可是)没有一点云彩,怎么会有蛟虹?高低冥迷,不知西龙飞腾?那楼阁之间的通道架在半空(象彩虹),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可是)并非雨过天晴,怎么会有虹霓产生?高高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低低的楼阁,幽冥迷离,使人辨不清南北西东。高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台上传来歌声,使人感到暖意,如同春天一般温暖;候不齐。 大殿里舞袖飘拂,使人感到寒气,仿佛风雨交加那

样凄冷。就在同一天内,同一座宫里,而气候冷暖

却截然不同。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

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

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六国的)宫女妃嫔、诸侯王族的女儿孙女,辞别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了故国的宫殿阁楼,乘坐辇车来到秦国。(她们)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早上唱歌,晚上弹琴,成为秦皇的宫人。(清晨)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只见星光闪烁,(原来是她们)打开了梳妆的明镜;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又见乌云纷纷扰扰,(原来是她们)一早在梳理发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鬓;渭水泛起一层油腻,(是她们)泼下的脂粉水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呀;轻烟缭绕,香雾弥漫,是她们焚烧的椒兰异香。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忽然雷霆般的响声震天,(原来是)宫车从这里驰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过;辘辘的车轮声渐听渐远,不知它驶向何方。(宫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女们)极力显示自己的妩媚娇妍,每一处肌肤,每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一种姿态,都极为动人。(她们)久久地伫立着,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眺望着,希望皇帝能宠幸光临;(可怜)有的人三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十六年始终未曾见过皇帝的身影。燕国赵国收藏的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奇珍,韩国魏国聚敛的金银,齐国楚国保存的瑰宝,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都是多少年、多少代,从人民手中掠夺来的,堆积不甚惜。 如山。一旦国家破亡,不能再占有,都运送到阿房

宫中。(从此)宝鼎(看作)铁锅,宝玉(看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石头,黄金(当成)土块,珍珠(当作)砂砾,乱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丢乱扔,秦人看着,也不觉得可惜。

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

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唉!一个人所想的,也是千万人所想的。秦始皇喜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欢繁华奢侈,老百姓也眷念着自己的家。为什么搜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刮财宝时连一分一厘也不放过,挥霍起来却把它当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作泥沙一样呢?甚至使得(阿房宫)支承大梁的柱

之粟粒;管弦呕哑,多于子,比田里的农夫还要多;架在屋梁上的椽子,比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织机上的织女还要多;参差不齐的瓦缝,比人们身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上穿的丝缕还要多;直的栏杆,横的门槛,比九州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的城廊还要多;琴声笛声,嘈杂一片,比闹市里的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人声还要喧闹。(这)使天下人们口里虽不敢说,焦土! 但心里却充满了愤怒。秦始皇这暴君的心却日益骄

横顽固。于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刘邦攻破函谷关;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项羽放了一把大火,可惜那豪华的宫殿就变成了一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片焦土!

天下也。嗟夫!使六国各

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

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唉!灭六国的是六国自己,不是秦国。灭秦国的是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秦王自己,不是天下的人民。唉!如果六国的国君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能各自爱抚自己的百姓,就足以抵抗秦国了;(秦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统一后)如果也能爱惜六国的百姓,那就可以传位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到三世以至传到万世做皇帝,谁能够灭亡他呢?秦复哀后人也。 国的统治者来不及为自己的灭亡而哀叹,却使后代

人为它哀叹;如果后代人哀叹它而不引以为鉴,那

么又要让更后的人来哀叹他们了。

范文三:阿房宫赋原文+翻译 投稿:叶稈稉

阿房宫赋原文: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六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阿房宫赋翻译:

六国覆灭,天下统一。四川山林中的树木被砍伐一空,阿房宫殿得以建成。(它)覆盖了三百多里地,几乎遮蔽了天日。从骊山的北面建起,曲折地向西延伸,一直通到咸阳。渭水和樊川,浩浩荡荡地流进了宫墙。五步一座高楼,十步一座亭阁;长廊如带,迂回曲折,屋檐高挑,象鸟喙一样在半空飞啄。这些亭台楼阁啊,各自凭借不同的地势,参差环抱,回廊环绕象钩心,飞檐高耸象斗角。弯弯转转,曲折回环,象蜂房那样密集,如水涡那样套连,巍巍峨峨,不知道它们有几千万座。那长桥卧在水面上(象蛟龙),(可是)没有一点云彩,怎么会有蛟龙飞腾?那楼阁之间的通道架在半空(象彩虹),(可是)并非雨过天晴,怎么会有虹霓产生?高高低低的楼阁,幽冥迷离,使人辨不清南北西东。高台上传来歌声,使人感到暖意,如同春天一般温暖;大殿里舞袖飘拂,使人感到寒气,仿
佛风雨交加那样凄冷。就在同一天内,同一座宫里,而气候冷暖却截然不同。

(六国的)宫女妃嫔、诸侯王族的女儿孙女,辞别了故国的宫殿阁楼,乘坐辇车来到秦国。(她们)早上唱歌,晚上弹琴,成为秦皇的宫人。(清晨)只见星光闪烁,(原来是她们)打开了梳妆的明镜;又见乌云纷纷扰扰,(原来是她们)一早在梳理发鬓;渭水泛起一层油腻,(是她们)泼下的脂粉水呀;轻烟缭绕,香雾弥漫,是她们焚烧的椒兰异香。忽然雷霆般的响声震天,(原来是)宫车从这里驰过;辘辘的车轮声渐听渐远,不知它驶向何方。(宫女们)极力显示自己的妩媚娇妍,每一处肌肤,每一种姿态,都极为动人。(她们)久久地伫立着,眺望着,希望皇帝能宠幸光临;(可怜)有的人三十六年始终未曾见过皇帝的身影。燕国赵国收藏的奇珍,韩国魏国聚敛的金银,齐国楚国保存的瑰宝,都是多少年、多少代,从人民手中掠夺来的,堆积如山。一旦国家破亡,不能再占有,都运送到阿房宫中。(从此)宝鼎(看作)铁锅,宝玉(看作)石头,黄金(当成)土块,珍珠(当作)砂砾,乱丢乱扔,秦人看着,也不觉得可惜。

唉!一个人所想的,也是千万人所想的。秦始皇喜欢繁华奢侈,老百姓也眷念着自己的家。为什么搜刮财宝时连一分一厘也不放过,挥霍起来却把它当作泥沙一样呢?甚至使得(阿房宫)支承大梁的柱子,比田里的农夫还要多;架在屋梁上的椽子,比织机上的织女还要多;参差不齐的瓦缝,比人们身上穿的丝缕还要多;直的栏杆,横的门槛,比九州的城廊还要多;琴声笛声,嘈杂一片,比闹市里的人声还要喧闹。(这)使天下人们口里虽不敢说,但心里却充满了愤怒。秦始皇这暴君的心却日益骄横顽固。于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刘邦攻破函谷关;项羽放了一把大火,可惜那豪华的宫殿就变成了一片焦土!

唉!灭六国的是六国自己,不是秦国。灭秦国的是秦王自己,不是天下的人民。唉!如果六国的国君能各自爱抚自己的百姓,就足以抵抗秦国了;(秦统一后)如果也能爱惜六国的百姓,那就可以传位到三世以至传到万世做皇帝,谁能够灭亡他呢?秦国的统治者来不及为自己的灭亡而哀叹,却使后代人为它哀叹;如果后代人哀叹它而不引以为鉴,那么又要让更后的人来哀叹他们了。

范文四:《赤壁赋》原文和翻译 投稿:王旴旵

原文: 标题:赤壁赋 作者或出处:苏轼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知,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译文或注释:

壬戌年秋天,七月十六日,我和客人荡着船儿,在赤壁下游玩。清风缓缓吹来,水面波浪不兴。举起酒杯,劝客人同饮,朗颂《月出》诗,吟唱“窈窕”一章。一会儿,月亮从东边山上升起,徘徊在斗宿、牛宿之间。白濛濛的雾气笼罩江面,水光一片,与天相连。任凭水船儿自由漂流,浮动在那茫茫无边的江面上。江在旷远啊,船儿象凌空驾风而行,不知道将停留到什么地方;飘飘然,又象脱离尘世,无牵无挂,变成飞升仙果的神仙。

这时候,喝着酒儿,心里十分快乐,便敲着船舷唱起歌来。唱道:“桂木做的棹啊兰木做的桨,拍击着澄明的水波啊,在月光浮动的江

面逆流而上。我的情思啊悠远茫茫,瞻望心中的美人啊,在天边遥远的地方。”客人中有会吹洞箫的,随着歌声吹箫伴奏,箫声呜咽,象含怨,象怀恋,象抽泣,象低诉。吹完后,余音悠长,象细长的丝缕延绵不断。这声音,能使深渊里潜藏的蛟龙起舞,使孤独小船上的寡妇悲泣。

我有些忧伤,理好衣襟端正地坐着,问那客人说:“为什么奏出这样悲凉的声音呢?”客人回答说:“„月光明亮星星稀少,一只只乌鸦向南飞翔‟,这不是曹孟德的诗句吗?向西望是夏口,向东望是武昌,这儿山水环绕,草木茂盛苍翠,不就是曹操被周瑜打败的地方吗?当他占取荆州,攻下江陵,顺江东下的时候,战船连接千里,旌旗遮蔽天空,临江饮酒,横握着长矛吟诗,本是一时的豪杰,如今在哪里呢?何况我和你在江中的小洲上捕鱼打柴,以鱼虾为伴侣,以麋鹿为朋友;驾着一只小船,举杯互相劝酒;寄托蜉蝣一般短暂生命在天地之间,渺小得象大海里的一粒小米。哀叹我们生命的短促,羡慕长江的无穷无尽。愿与神仙相伴而遨游,同明月一道永世长存。知道这种愿望是不能突然实现的,只好把这种无可奈何的心情寄托于曲调之中,在悲凉的秋风中吹奏出来。”

我对客人说:“你也知道那水和月的道理吗?水象这样不断流去,但它实际上不曾流去;月亮时圆缺,但它终于没有消损和增长。原来,要是从那变化的方面去看它,那么天地间的万事万物,连一眨眼的时间都不曾保持过原状;从容不那不变的方面去看它,那么事物和我们本身都没有穷尽,我们又羡慕什么呢?再说那天地之间,万物各有主

宰者,如果不是我应有的东西,虽说是一丝一毫也不拿取。只有江上的清风,与山间的明月,耳朵听它,听到的便是声音,眼睛看它,看到的便是色彩,得到它没有人禁止,享用它没有竭尽,这是大自然的无穷宝藏,是我和你可以共同享受的。”

客人高兴地笑了,洗净酒杯重新斟酒。菜肴果品都已吃完,杯子盘子杂乱一片。大家互相枕着靠着睡在船上,不知不觉东方已经露出白色的曙光。

范文五:《风赋》原文与翻译 投稿:阎俼俽

风 赋

宋 玉

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1],宋玉、景差侍,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宋玉对曰:“此独大王之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王曰:“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今子独以为寡人之风,岂有说乎?”宋玉对曰:“臣闻于师:‘枳句来巢[2];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

王曰:“夫风始安生哉?”宋玉对曰:“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侵淫谿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3],激飏熛怒,耾耾雷声[4],回穴错迕[5],蹶石伐木,梢杀林莽。至其将衰也,被丽披离[6],冲孔动楗,眴焕粲烂,离散转移。故其清凉雄风,则飘举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宫,邸华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蘅,概新夷[7],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然后倘佯中庭,北上玉堂,脐于罗帷,经于洞房,乃得为大王之风也。故其风中人状,直憯悽惏慄[8],清凉增欷,清清冷冷,愈病析醒,发明耳目,宁体便人。此所谓大王之雄风也。”

王曰:“善哉论事!夫庶人之风,岂可闻乎?”

宋玉对曰:“夫庶人之风,塕起于穷巷之间,掘堁扬尘[9],勃郁烦冤,冲孔袭门。动沙堁,吹死灰,骇溷浊,扬腐馀。邪薄入瓮牖,至于室庐。故其风中人状,直憞溷郁邑[10],殴温致湿,中心惨怛,生病造热,中唇为胗[11],得目为蔑[12],啖齰嗽获[13],死生不卒[14]。此所谓庶人之雌风也。”

——《文选》卷十三

[1]楚襄王:楚顷襄王。兰台:兰台宫。又名楚台,在今湖北秭归城中

[2] 枳句(音钩):枳树弯曲分杈的树枝。

[3]淜滂(音乒旁):形容风声。

[4]耾耾(音宏)雷声:宏宏风声如雷。

[5]错迕:纵横交错。

[6]被丽披离:形容风四散的样子。

[7]新夷:即辛夷花,又称木笔。

[8]憯悽惏慄:形容悲凉寒冷的样子。

[9]堀堁:冲起尘土。

[10]憞溷涵郁邑:烦乱忧闷。

[11]胗(音枕):唇疡。

[12]蔑:通“”,目疾。

[13]齰:嚼。嗽获:中风抽搐的样子。

[14]死生不卒:不能速死,不能速愈。

【译文】

楚襄王在兰台宫游览,宋玉、景差随侍。

有风飒飒吹来,楚襄王便敞开衣襟迎着风说:“这风多爽快啊!这是我和平民百姓共同享有的么?”宋玉回答说:“这只是大王您一个人独自享有的风罢了,平民百姓哪里能与大王共同享有它呢?”

楚襄王说:“风是天地间的一种气流,普遍而畅流无阻地吹送而来,不分贵贱高低吹到每一个人身上。现在你单单以为是我一个人享有的风,难道有什么理由吗?”宋玉回答说:“我从老师那里听到过这样的说法,枳树弯曲的枝丫上会招来鸟雀做窝,空穴之处会产生风。

鸟窝和风是根据环境条件的不同而出现,那么风的气势也自然会因环境条件的差异而有所不同。”

楚襄王说:“风最初从哪里开始发生呢?”宋玉回答说:“风在大地上生成,从青蘋这种水草的末梢飘起。逐渐进入山溪峡谷,在大山洞的洞口怒吼。然后沿着大山弯曲处继续前进,在松柏之下狂舞乱奔。它轻快移动,撞击木石,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其势昂扬,象恣肆飞扬的烈火,闻之如轰轰雷响,视之则回旋不定。吹翻大石,折断树木,冲击密林草丛。等到风势将衰微下来时,风力便四面散开,只能透入小洞,摇动门栓了。大风平息之后,景物鲜明,微风荡漾。”

所以那清凉的雄风,便有时飘忽升腾,有时低回下降,它跨越高高的城墙,进入到深宫内宅。它吹拂花木,传散着郁郁的清香,它徘徊在桂树椒树之间,回旋在湍流急水之上。它拨动荷花,掠过蕙草,吹开秦衡,拂平新夷,分开初生的垂杨。它回旋冲腾,使各种花草凋落,然后又悠闲自在地在庭院中漫游,进入宫中正殿,飘进丝织的帐幔,经过深邃的内室。这才称得上大王之风呀。”

“所以那风吹到人的身上,其情状仅只是让人感到凉飕飕而微微发抖,冷得使人倒抽冷气。它那样的清凉爽快,足以治愈疾病,解除醉态,使人耳聪目明,身体康宁,行动便捷。这就是所说的大王之雄风。”

楚襄王说:“你对大王之风这件事论说得太好了!那平民百姓的风,是否可以说给我听一听呢?”

宋玉回答说:“那平民百姓的风,在闭塞不通的小巷里忽然刮起,接着扬起尘土,风沙回旋翻滚,穿过孔隙,侵入门户,刮起沙砾,吹散冷灰,搅起肮脏污浊的东西,散发腐败霉烂的臭味,然后斜刺里吹进贫寒人家,一直吹到住房中。”

“所以那风吹到人的身上,其情状只会使人心烦意乱,气闷郁抑,它驱赶来温湿的邪气,使人染上湿病;此风吹入内心,令人悲伤忧苦,生重病发高烧,吹到人的嘴唇上就生唇疮,吹到人的眼睛上就害眼病,还会使人中风抽搐,嘴巴咀嚼吮吸喊叫不得,死不了也活不成。这就是所说的平民百姓的雌风。”

范文六:阿房宫赋原文及翻译 投稿:叶嘘嘙

原文: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Lí)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qūn)焉,蜂房水涡,矗(chù)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jì)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pín)媵(yìng)嫱(qiáng),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niǎn)来于秦。朝歌夜弦(xián),为秦宫人。明星荧(yíng)荧(yíng),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huán)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lù)远听,杳(yǎo)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piāo)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chēng)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lǐ)迤(yǐ),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zī)铢(zhū),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chuán),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yǔ)之粟(sù)粒;瓦缝参差(cēn cī ),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jiàn),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ōuyā),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shù)卒叫,

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译文:

六国灭亡,秦始皇统一了天下。蜀山的树木被伐光了,阿房宫才盖起来。阿房宫占地三百多里,楼阁高耸,遮天蔽日。从骊山之北构筑宫殿,曲折地向西延伸,一直修到秦京咸阳。渭水和樊川两条河,水波荡漾地流入宫墙。五步一栋楼,十步一座阁。走廊宽而曲折,(突起的)屋檐(像鸟嘴)向上撅起。楼阁各依地势的高下而建,像是互相环抱,各种建筑物都向中心区攒集,屋角互相对峙。盘旋地、曲折地,像蜂房,像水涡,矗立着不知有几千万座。长桥横卧在渭水上,(人们看了要惊讶:)天上没有云,怎么出现了龙?在楼阁之间架木筑成的通道横空而过,彩色斑斓,(人们看了要诧异:)不是雨过天晴,哪里来的彩虹?楼阁随着地势高高低低,使人迷糊,辨不清东西方向。人们在台上唱歌,歌乐声响起来,好像充满着暖意,如同春光那样融和。人们在殿中舞蹈,舞袖飘拂,好像带来寒气,如同风雨交加那样凄冷。就在同一天,同一座宫里,气候竟会如此不同。

那些亡了国的妃嫔和公主们,辞别了自己国家的楼阁、宫殿,乘辇车来到秦国,日夜献歌奏乐,成了秦宫里的宫女。(光如)明星闪

亮,是(宫女们)打开梳妆的镜子;绿云缭绕,原来是她们正在早晨梳理发髻;渭水河面上浮起一层垢腻,原来是她们泼掉的脂粉水;空中烟雾弥漫,是她们在焚烧椒兰香料。如雷霆般的声音响起使人骤然吃惊,是皇上的宫车驰过;听那车声渐远,也不知驶到哪儿去了。任何一部分肌肤,任何一种姿容,都娇媚极了,耐心地久立远视,盼望皇帝能亲自驾临。可是有许多宫女整整等了三十六年,还未见到皇帝。燕、赵、韩、魏、齐、楚收藏的财宝,聚敛的金玉,搜求的珍奇,这都是多少世代、多少年月以来,从人民那里掠夺来的,堆积得像山一样。旦夕之间国家灭亡,珠宝都被运进阿房宫。把宝鼎当作铁锅,把美玉当作石头,把黄金当作土块,把珍珠当作沙石,随意丢弃,秦人看见了也不觉得可惜。

唉!一个人的想法和千万人的想法是一样的(都想过好日子)。秦始皇喜爱奢侈,老百姓也顾念自己的家业。为什么搜刮老百姓的财物一分一厘都不放过,挥霍时却像泥沙一样毫不珍惜呢?让那(阿房宫中)负载大梁的柱子,比田里的农夫还多;架起侧梁的椽子,比织布机上的女工还多;显眼的钉子,比谷仓里的稻米还多;横直密布的屋瓦,比(老百姓)身上的衣服上的线还要多;栏杆纵横,比天下的城郭还多;嘈杂的器乐声,比闹市的人说话声还多。秦统治者穷奢极侈,使天下的老百姓敢怒但是不敢言。秦始皇却越来越骄横顽固。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四方响应,函谷关被攻破,项羽放了一把火,可惜阿房宫变成了一片焦土。

唉!使六国灭亡的是六国自己,而不是秦国;使秦国灭亡的是秦

国自己,而不是天下百姓。唉!如果六国统治者都能爱护本国老百姓,那么就有足够的力量抗拒秦国。如果秦国统治者同样能爱护六国的人民,那么秦就能从三世传下去,甚至可以传到万世都为君王,谁能够灭掉秦国呢?秦统治者来不及为自己的灭亡哀叹,只好让后世的人为他们哀叹;后世的人如果只是哀叹而不引以为鉴,那么又要再让后世的人为后世哀叹了。

范文七:《阿房宫赋》原文翻译对照 投稿:卢啛啜

《阿房宫赋》原文翻译对照 阿房宫赋》

杜牧(803-852),字牧之,唐朝万年人(今西安),晚唐杰出的诗人、文学家,人称“小 杜”以别与杜甫。他与李商隐并称为“小李杜” 阿房宫赋》是杜牧的成名之作。他凭借 。 此文中了进士。

原文 译文 六国覆灭, 天下统一。 四川山林中的树木被砍 六王毕,四海一,蜀 (它)覆盖了三百多 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 伐一空,阿房宫殿得以建成。 余里,隔离六日。骊山北 里地,几乎遮蔽了天日。从骊山的北面建起,曲折 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 地向西延伸,一直通到咸阳。渭水和樊川,浩浩荡 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 荡地流进了宫墙。五步一座高楼,十步一座亭阁; 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 长廊如带,迂回曲折,屋檐高挑,象鸟喙一样在半 回, 檐牙高啄; 各抱地势, 空飞啄。这些亭台楼阁啊,各自凭借不同的地势, 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 参差环抱,回廊环绕象钩心,飞檐高耸象斗角。弯 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 弯转转,曲折回环,象蜂房那样密集,如水涡那样 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 套连,巍巍峨峨,不知道它们有几千万座。那长桥 , 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 卧在水面上(象蛟龙)(可是)没有一点云彩,怎 (象 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 么会有蛟龙飞腾?那楼阁之间的通道架在半空 , ( 并非雨过天晴, 怎么会有虹霓产生? 东。 歌台暖响, 春光融融; 彩虹) 可是) 幽冥迷离, 使人辨不清南北西东。 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 高高低低的楼阁, 使人感到暖意, 如同春天一般温 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 高台上传来歌声, 暖;大殿里舞袖飘拂,使人感到寒气,仿佛风雨交 候不齐。 加那样凄冷。就在同一天内,同一座宫里,而气候 冷暖却截然不同。 (六国的)宫女妃嫔、诸侯王族的女儿孙女, 妃嫔媵嫱,王子皇 (她 孙, 辞楼下殿, 辇来于秦。 辞别了故国的宫殿阁楼,乘坐辇车来到秦国。 (清 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 们)早上唱歌,晚上弹琴,成为秦皇的宫人。 (原来是她们)打开了梳妆的 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 晨)只见星光闪烁, (原来是她们)一早在 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 明镜;又见乌云纷纷扰扰, (是她们)泼下的 腻, 弃脂水也; 烟斜雾横, 梳理发鬓;渭水泛起一层油腻, 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 脂粉水呀;轻烟缭绕,香雾弥漫,是她们焚烧的椒 (原来是)宫车 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 兰异香。忽然雷霆般的响声震天, 辘辘的车轮声渐听渐远, 不知它驶向 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 从这里驰过; (宫女们)极力显示自己的妩媚娇妍,每一

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 何方。 (她们)久久 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 处肌肤,每一种姿态,都极为动人。 (可怜) 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 地伫立着,眺望着,希望皇帝能宠幸光临; 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 有的人三十六年始终未曾见过皇帝的身影。 燕国赵 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 国收藏的奇珍, 韩国魏国聚敛的金银, 齐国楚国保 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 存的瑰宝,都是多少年、多少代,从人民手中掠夺 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 来的,堆积如山。一旦国家破亡,不能再占有,都 (从此)宝鼎(看作)铁锅,宝 砾, 弃掷逦迤, 秦人视之, 运送到阿房宫中。 玉(看作)石头,黄金(当成)土块,珍珠(当作) 亦不甚惜。 砂砾,乱丢乱扔,秦人看着,也不觉得可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 唉!一个人所想的,也是千万人所想的。秦始 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 皇喜欢繁华奢侈, 老百姓也眷念着自己的家。 为什 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 么搜刮财宝时连一分一厘也不放过, 挥霍起来却把 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 它当作泥沙一样呢?甚至使得 (阿房宫) 支承大梁 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 的柱子, 比田里的农夫还要多; 架在屋梁上的椽子, 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 比织机上的织女还要多; 参差不齐的瓦缝, 比人们 之工女;瓦缝参差,多于 身上穿的丝缕还要多;直的栏杆,横的门槛,比九 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 州的城廊还要多;琴声笛声,嘈杂一片,比闹市里 多于九土之城郭;钉头磷 的人声还要喧闹。 (这) 使天下人们口里虽不敢说, 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管 但心里却充满了愤怒。 秦始皇这暴君的心却日益骄 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 横顽固。 于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 刘邦攻破函谷关; 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 项羽放了一把大火, 可惜那豪华的宫殿就变成了一 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 片焦土! 骄固。戍卒叫,函谷举, 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 唉!灭六国的是六国自己,不是秦国。灭秦国 也, 非秦也。 族秦者秦也, 的是秦王自己,不是天下的人民。唉!如果六国的 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国 国君能各自爱抚自己的百姓,就足以抵抗秦国了; 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 (秦统一后) 如果也能爱惜六国的百姓, 那就可以 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 传位到三世以至传到万世做皇帝,谁能够灭亡他 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 呢?秦国的统治者来不及为自己的灭亡而哀叹, 却 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 使后代人为它哀叹; 如果后代人哀叹它而不引以为 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 鉴,那么又要让更

后的人来哀叹他们了。 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 而复哀后人也。

范文八:《阿房宫赋》原文与翻译 投稿:尹糪糫

《阿房宫赋》原文与翻译

原文: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

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翻译:

六国灭亡,秦始皇统一了中国。蜀山的树木被伐光了,阿房宫才盖起来。阿房宫占地三百多里,楼阁高耸,遮天蔽日。从骊山之北构筑宫殿,曲折地向西延伸,一直修到秦京咸阳。渭水和樊川两条河,水波荡漾地流入宫墙。五步一栋楼,十步一座阁。走廊曲折像缦带一般回环,飞檐像禽鸟在高处啄食。楼阁各依地势的高下而建,像是互相环抱,宫室高低屋角,像钩一样联结,飞檐彼此相向,又像在争斗。盘旋地、曲折地,密接如蜂房,回旋如水涡,不知矗立着几千万座。长桥横卧在渭水上,(人们看了要惊讶:)天上没有云,怎么出现了龙?在楼阁之间架木筑成的通道横空而过,彩色斑斓,(人们看了要诧异:)不是雨过天晴,哪里来的彩虹?楼阁随着地势高高低低,使人迷糊,辨不清东西方向。台上歌声悠扬,充满暖意,使人感到有如春光那样和煦。殿中舞

袖飘拂,好象带来阵阵寒意,使人感到风雨交加那样凄冷。就在同一天,同一座宫里,气候竟会如此不同。

那些亡了国的妃嫔和公主们,辞别了自己国家的楼阁、宫殿,被一车车送来秦国,日夜献歌奏乐,成了秦宫里的宫女。星光闪烁,原来是她们打开了梳妆镜子;绿云缭绕,原来是她们正在早晨梳理发髻;渭水河面上浮起一层垢腻,原来是她们泼掉的脂粉水;空中烟雾弥漫,是她们在焚烧椒兰香料。皇帝的宫车驰过,声如雷霆,使人骤然吃惊;听那车声渐远,也不知驰到哪儿去了。宫女们用尽心思修饰容貌,打扮得极其娇媚妍丽,耐心地久立远视,盼望皇帝能亲自驾临。可是有许多宫女整整等了三十六年,还未见到皇帝。燕、赵、韩、魏、齐、楚收藏的财宝,聚敛的金玉,搜求的珍奇,这都是多少世代、多少年月以来,从人民那里掠夺来的,堆积得像山一样。一旦国家灭亡,不能占有了,统统运进了阿房宫。在这里把宝鼎当作铁锅,把美玉当作石头,把黄金当作土块,把珍珠当作沙石,随意丢弃,秦人看见了也不觉得可惜。

唉!一个人的心,也就是千万个人的心。秦始皇喜爱奢侈,老百姓也顾念自己的家业。为什么搜刮人民的财物一分一厘都不放过,挥霍时却像泥沙一样毫不珍惜呢?阿房宫中的柱子,比田里的农夫还多;架在梁上的椽子,比织布机上的女工还多;建筑物上的钉头,比粮仓里的粟粒还多;横直

密布的屋瓦,比(人民)身上的衣服还要多;栏杆纵横,比天下的城郭还多;嘈杂的器乐声,比闹市的人说话声还多。秦统治者穷奢极侈,使天下的老百姓敢怒但是不敢言。秦始皇这个独夫,却越来越骄横顽固。于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四方响应,刘邦攻破函谷关,项羽放了一把火,可惜富丽堂皇的阿房宫变成了一片焦土。

唉!灭亡六国的是六国自己,而不是秦国;灭亡秦国的是秦国自己,而不是天下百姓。唉!如果六国统治者都能爱护本国人民,那么就有足够的力量抗拒秦国。如果秦国统治者同样能爱护六国的人民,那么秦就能从三世传下去,甚至可以传到万世都为君王,谁还能灭掉秦国呢?秦统治者来不及为自己的灭亡哀叹,只好让后世的人为他们哀叹;后世的人如果只是哀叹而不引为鉴戒,那么又要让再后世的人为他们哀叹了。

范文九:阿房宫赋原文翻译 投稿:陶嵌嵍

阿房宫赋原文翻译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阿房宫赋 2006-7-2

杜牧·阿房宫赋翻译译文

阿房宫赋原文:

六王毕,四海一,蜀(shu)山兀wu,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qun)(焉(yan),蜂房水涡(wo),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ji)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iē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zī、zhū,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阿房宫赋翻译:

六国覆灭,天下统一。四川山林中的树木被砍伐一空,阿房宫殿得以建成。(它)覆盖了三百多里地,几乎遮蔽了天日。从骊山的北面建起,曲折地向西延伸,一直通到咸阳。渭水和樊川,浩浩荡荡地流进了宫墙。五步一座高楼,十步一座亭阁;长廊如带,迂回曲折,屋檐高挑,象鸟喙一样在半空飞啄。这些亭台楼阁啊,各自凭借不同的地势,参差环抱,回廊环绕象钩心,飞檐高耸象斗角。弯弯转转,曲折回环,象蜂房那样密集,如水涡那样套连,巍巍峨峨,不知道它们有几千万座。那长桥卧在水面上(象蛟龙),(可是)没有一点云彩,怎么会有蛟龙飞腾?那楼阁之间的通道架在半空(象彩虹),(可是)并非雨过天晴,怎么会有虹霓产生?高高低低的楼阁,幽冥迷离,使人辨不清南北西东。高台上传来歌声,使人感到暖意,如同春天一般温暖;大殿里舞袖飘拂,使人感到寒气,仿佛风雨交加那样凄冷。就在同一天内,同一座宫里,而气候冷暖却截然不同。

(六国的)宫女妃嫔、诸侯王族的女儿孙女,辞别了故国的宫殿阁楼,乘坐辇车来到秦国。(她们)早上唱歌,晚上弹琴,成为秦皇的宫人。(清晨)只见星光闪烁,(原来是她们)打开了梳妆的明镜;又见乌云纷纷扰扰,(原来是她们)一早在梳理发鬓;渭水泛起一层油腻,(是她们)泼下的脂粉水呀;轻烟缭绕,香雾弥漫,是她们焚烧的椒兰异香。忽然雷霆般的响声震天,(原来是)宫车从这里驰过;辘辘的车轮声渐听渐远,不知它驶向何方。(宫女们)极力显示自己的妩媚娇妍,每一处肌肤,每一种姿态,都极为动人。(她们)久久地伫立着,眺望着,希望皇帝能宠幸光临;(可怜)有的人三十六年始终未曾见过皇帝的身影。燕国赵国收藏的奇珍,韩国魏国聚敛的金银,齐国楚国保存的瑰宝,都是多少年、多少代,从人民手中掠夺来的,堆积如山。一旦国家破亡,不能再占有,都运送到阿房宫中。(从此)宝鼎(看作)铁锅,宝玉(看作)石头,黄金(当成)土块,珍珠(当作)砂砾li,乱丢乱扔,秦人看着,也不觉得可惜。

唉!一个人所想的,也是千万人所想的。秦始皇喜欢繁华奢侈,老百姓也眷念着自己的家。为什么搜刮财宝时连一分一厘也不放过,挥霍起来却把它当作泥沙一样呢?甚至使得(阿房宫)支承大梁的柱子,比田里的农夫还要多;架在屋梁上的椽子,比织机上的织女还要多;参差不

齐的瓦缝,比人们身上穿的丝缕还要多;直的栏杆,横的门槛,比九州的城廊还要多;琴声笛声,嘈杂一片,比闹市里的人声还要喧闹。(这)使天下人们口里虽不敢说,但心里却充满了愤怒。秦始皇这暴君的心却日益骄横顽固。于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刘邦攻破函谷关;项羽放了一把大火,可惜那豪华的宫殿就变成了一片焦土!

唉!灭六国的是六国自己,不是秦国。灭秦国的是秦王自己,不是天下的人民。唉!如果六国的国君能各自爱抚自己的百姓,就足以抵抗秦国了;(秦统一后)如果也能爱惜六国的百姓,那就可以传位到三世以至传到万世做皇帝,谁能够灭亡他呢?秦国的统治者来不及为自己的灭亡而哀叹,却使后代人为它哀叹;如果后代人哀叹它而不引以为鉴,那么又要让更后的人来哀叹他们了。

范文十:阿房宫赋原文及翻译 投稿:宋鈯鈰

六王毕,四海一,六国覆灭,天下统一。四川山林中的树蜀山兀,阿房出。木被砍伐一空,阿房宫殿得以建成。覆压三百余里,隔(它)覆盖了三百多里地,几乎遮蔽了离六日。骊山北构天日。从骊山的北面建起,曲折地向西而西折,直走咸延伸,一直通到咸阳。渭水和樊川,浩阳。二川溶溶,流浩荡荡地流进了宫墙。五步一座高楼,入宫墙。五步一十步一座亭阁;长廊如带,迂回曲折,楼,十步一阁;廊屋檐高挑,象鸟喙一样在半空飞啄。这腰缦回,檐牙高些亭台楼阁啊,各自凭借不同的地势,啄;各抱地势,钩参差环抱,回廊环绕象钩心,飞檐高耸心斗角。盘盘焉,象斗角。弯弯转转,曲折回环,象蜂房囷囷焉,蜂房水那样密集,如水涡那样套连,巍巍峨峨,涡,矗不知其几千不知道它们有几千万座。那长桥卧在水万落。长桥卧波,面上(象蛟龙),(可是)没有一点云未云何龙?复道彩,怎么会有蛟龙飞腾?那楼阁之间的行空,不霁何虹?通道架在半空(象彩虹),(可是)并高低冥迷,不知西非雨过天晴,怎么会有虹霓产生?高高东。歌台暖响,春低低的楼阁,幽冥迷离,使人辨不清南光融融;舞殿冷北西东。高台上传来歌声,使人感到暖袖,风雨凄凄。一意,如同春天一般温暖;大殿里舞袖飘日之内,一宫之拂,使人感到寒气,仿佛风雨交加那样间,而气候不齐。 凄冷。就在同一天内,同一座宫里,而

气候冷暖却截然不同。

妃嫔媵嫱,王子皇

孙,辞楼下殿,辇(六国的)宫女妃嫔、诸侯王族的女儿来于秦。朝歌夜孙女,辞别了故国的宫殿阁楼,乘坐辇弦,为秦宫人。明车来到秦国。(她们)早上唱歌,晚上星荧荧,开妆镜弹琴,成为秦皇的宫人。(清晨)只见也;绿云扰扰,梳星光闪烁,(原来是她们)打开了梳妆晓鬟也;渭流涨的明镜;又见乌云纷纷扰扰,(原来是腻,弃脂水也;烟她们)一早在梳理发鬓;渭水泛起一层斜雾横,焚椒兰油腻,(是她们)泼下的脂粉水呀;轻也。雷霆乍惊,宫烟缭绕,香雾弥漫,是她们焚烧的椒兰车过也;辘辘远异香。忽然雷霆般的响声震天,(原来听,杳不知其所之是)宫车从这里驰过;辘辘的车轮声渐也。一肌一容,尽听渐远,不知它驶向何方。(宫女们)态极妍,缦立远极力显示自己的妩媚娇妍,每一处肌视,而望幸焉;有肤,每一种姿态,都极为动人。(她们)不得见者三十六久久地伫立着,眺望着,希望皇帝能宠年。燕赵之收藏,幸光临;(可怜)有的人三十六年始终韩魏之经营,齐楚未曾见过皇帝的身影。燕国赵国收藏的之精英,几世几奇珍,韩国魏国聚敛的金银,齐国楚国年,剽掠其人,倚保存的瑰宝,都是多少年、多少代,从

叠如山;一旦不能人民手中掠夺来的,堆积如山。一旦国有,输来其间,鼎家破亡,不能再占有,都运送到阿房宫铛玉石,金块珠中。(从此)宝鼎(看作)铁锅,宝玉砾,弃掷逦迤,秦(看作)石头,黄金(当成)土块,珍人视之,亦不甚

惜。 珠(当作)砂砾,乱丢乱扔,秦人看着,也不觉得可惜。

嗟乎!一人之心,唉!一个人所想的,也是千万人所想的。千万人之心也。秦秦始皇喜欢繁华奢侈,老百姓也眷念着爱纷奢,人亦念其自己的家。为什么搜刮财宝时连一分一家。奈何取之尽锱厘也不放过,挥霍起来却把它当作泥沙铢,用之如泥沙?一样呢?甚至使得(阿房宫)支承大梁使负栋之柱,多于的柱子,比田里的农夫还要多;架在屋南亩之农夫;架梁梁上的椽子,比织机上的织女还要多;之椽,多于机上之参差不齐的瓦缝,比人们身上穿的丝缕工女;钉头磷磷,还要多;直的栏杆,横的门槛,比九州多于在庾之粟粒;的城廊还要多;琴声笛声,嘈杂一片,管弦呕哑,多于市比闹市里的人声还要喧闹。(这)使天人之言语。使天下下人们口里虽不敢说,但心里却充满了之人,不敢言而敢愤怒。秦始皇这暴君的心却日益骄横顽怒。独夫之心,日固。于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刘邦攻破益骄固。戍卒叫,函谷关;项羽放了一把大火,可惜那豪

函谷举,楚人一

炬,可怜焦土! 华的宫殿就变成了一片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唉!灭六国的是六国自己,不是秦国。国也,非秦也。族灭秦国的是秦王自己,不是天下的人秦者秦也,非天下民。唉!如果六国的国君能各自爱抚自也。嗟夫!使六国己的百姓,就足以抵抗秦国了;(秦统各爱其人,则足以一后)如果也能爱惜六国的百姓,那就拒秦;使秦复爱六可以传位到三世以至传到万世做皇帝,国之人,则递三世谁能够灭亡他呢?秦国的统治者来不可至万世而为君,及为自己的灭亡而哀叹,却使后代人为谁得而族灭也?它哀叹;如果后代人哀叹它而不引以为秦人不暇自哀,而鉴,那么又要让更后的人来哀叹他们后人哀之;后人哀了。

之而不鉴之,亦使

后人而复哀后人

也。

字典词典八年级教学计划八年级教学计划【范文精选】八年级教学计划【专家解析】公务员社保改革方案公务员社保改革方案【范文精选】公务员社保改革方案【专家解析】刑事拘留最长期限刑事拘留最长期限【范文精选】刑事拘留最长期限【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