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进学解中的名句_范文大全

韩愈进学解中的名句

【范文精选】韩愈进学解中的名句

【范文大全】韩愈进学解中的名句

【专家解析】韩愈进学解中的名句

【优秀范文】韩愈进学解中的名句

范文一:进学解韩愈 投稿:魏宔宕

进学解

国子先生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日:“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拔去凶邪,登崇俊良。占小善者率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爬罗剔抉,刮垢磨光。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

言未既,有笑于列者日:“先生欺余哉!弟子事先生,于兹有年矣。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纪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其玄;贪多务得,细大不捐;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先生之业,可谓勤矣。觗排异端,攘斥佛老;补苴罅漏,张皇幽眇;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先生之于儒,可谓劳矣。沉浸酿郁,含英咀华。作为文章,其书满家。上规姚、姒,浑浑无涯,周《诰》殷《盘》,佶屈聱牙,《春秋》谨严,《左氏》浮夸,《易》奇而法,《诗》正而葩;下逮《庄》、《骚》,太史所录,子云、相如,同工异曲。先生之于文,可谓闳其中而肆其外矣。少始知学,勇于敢为;长通于方,左右具宜。先生之于为人,可谓成矣。然而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疐后,动辄得咎。暂为御史,遂窜南夷。三年博士,冗不见治。命与仇谋,取败几时。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齿豁,竟死何裨?不知虑此,反教人为?”

先生曰:“吁!子来前!夫大木为杗,细木为桷,欂栌、侏儒,根、闑、*(户+占,形如“店”)、楔,各得其宜,施以成室者,匠氏之工也。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马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医师之良也。登明选公,杂进巧拙,纡馀为妍,卓荦为杰,校短量长,惟器是适者,宰相之方也。昔者孟轲好辩,孔道以明,辙环天下,卒老于行;荀卿守正,大论是弘,逃谗于楚,废死兰陵。是二儒者,吐辞为经,举足为法,绝类离伦,优入圣域,其遇于世何如也?今先生学虽勤而不由其统,言虽多而不要其中,文虽奇而不济于用,行虽修而不显于众。犹且月费俸钱,岁縻廪粟,子不知耕,妇不知织,乘马从徒,安坐而食,踵常途之役役,窥陈编以盗窃,然而圣主不加诛,宰臣不见斥,非其幸欤!动而得谤,名亦随之。投闲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财贿之有亡,计班资之崇庳,忘己量之所称,指前人之瑕疵,是所谓诘匠氏之不以代为楹,而訾医师以昌阳引年,欲进其豨苓也。”

[注释]1.罅:(xiào) 2.踬:(zhì) 3.欂:(bï) 4.椳:(wēi) 5.闑:(niâ) 6.晷:(gǔi) 7.苴:(jū)

8.杗:(máng) 9.桷:(juã) 10.杙:(yì)

译文:国子先生清晨来到太学,把学生们召集来,站在讲舍之下,训导他们说:“学业靠勤奋才能精湛,如果贪玩就会荒废;德行靠思考才能形成,如果随大流就会毁掉。当今朝廷,圣明的君主与贤良的大臣遇合到了一起,规章制度全都建立起来了,它们能铲除奸邪,提拔贤俊,略微有点儿优点的人都会被录用,以一种技艺见称的人都不会被抛弃。仔细地搜罗人才、

改变他们的缺点,发扬他们的优点。只有才行不够而侥幸被选拔上来的人,哪里会有学行优长却没有被捉举的人呢?学生们,不要担心选拔人才的人眼睛不亮,只怕你们的学业不能精湛;不要担心他们做不到公平,只怕你们的德行无所成就!”

话还没说完,队列中有个人笑着说:“先生是在欺骗我们吧。学生跟着先生,到今天也有些年了。先生口里就没有停止过吟诵六经之文,手里也不曾停止过翻阅诸子之书,记事的一定给它提出主要内容来,立论的一定勾划出它的奥妙之处来。贪图多得,务求有收获,不论无关紧要的还是意义重大的都不让它漏掉。太阳下去了,就燃起油灯,一年到头,永远在那里孜孜不倦地研究。先生对于学业,可以说是够勤奋了吧。抵制排除那些异端邪说,驱除排斥佛家和道家的学说,补充完善儒学理论上的缺陷与不足,阐发光大其深奥隐微的意义,钻研那些久已失传的古代儒家学说,还要特别广泛地发掘和继承它们。阻止异端邪说,像拦截洪水一样,向东海排去,把将被狂澜压倒的正气重新挽救回来。先生对于儒家学说,可以说是立了功劳的吧。沉浸在如醇厚美酒般的典籍中,咀嚼品味着它们的菁华,写起文章来,一屋子堆得满满的。上取法于虞、夏之书,那是多么的博大无垠啊,周诰文、殷盘铭,那是多么的曲折拗口啊。《春秋》是多么的谨严,《左传》又是多么的铺张。《易经》奇异而有法则,《诗经》纯正而又华美。下及《庄子》、《离骚》、太史公的《史记》,以及扬雄、司马相如的著述,它们虽然各不相同,美妙精能这一点却都是一样的。先生对于文章,可以说是造诣精深博大而下笔波澜壮阔了吧。先生少年就知道好学,敢作敢为,长大以后,通晓礼义,行为得体。先生对于做人,可以说是很成熟的了吧。可是呢,在官场上不被人所信用,私交上也没人帮助你。你就同狼一样,往前走会踩住自己的颔肉,往后退又要绊着自己的尾巴,一举一动都会招来过错。当了一段时间的御史,又被贬逐到边,远的南方。当了三年的博士,懒懒散散,也没表现出什么政绩。你的运气就像与你有仇似的,早晚总要碰得一败涂地的。冬天天气暖和,你的孩子还要叫冷;年岁本来富饶,你的妻子还要喊饿。头发也光了,牙齿也缺了,你就是死了,又于事何补呢?你不想一想这些,还要来教训人,这是为什么呢?” 先生说:“咦!你走过来听我说:粗木料做房梁,细木料当椽子,壁柱、斗拱、梁上短柱、门枢、门橛、门闩、门两旁的木头,各得其所,用它们把房子建成,这可是工匠的技术呀。地榆、朱砂、天麻、龙芝、车前草、马屁菌、破朽的鼓皮,兼收并蓄,一无遗漏,预备着日后派上用场,这可是医师的好习惯呢。既明察又公平地选拔人才,能力强的和能力弱的都能一起量材录用,委婉随和是一种美德,超然不群则可叫做杰出,比较、衡量各人不同的优缺点,根据他们的才能给予合理的使用,这就是当宰相的本事了。想当初,孟子喜欢辩论,孔子之道才得以发扬光大,可他的车迹遍于天下,却最终在周游列国的途中度过一生。荀卿信守正道,其博大的学说才得以弘扬,可是却为了躲避谗言逃到楚国,最终被废了官职,死在兰陵。这两个了不起的学者啊,说出话来就可当作经典,一抬脚的行动,都可成为别人效法的准则,出类拔萃,真能达到圣人的地步。他们在世上的遭遇又是怎样的呢?今天,先生我学习虽然勤奋,却没有什么系统;话虽然说得多,却抓不住要害之处;文章虽然奇特,却不能起点实用;道行虽然修习了,在一般人中却都显现不出来。就这样,还每年每月花着国家的钱,吃着国家的饭,孩子不懂种田,妻子也织不来布。骑马行路时,奴仆跟在后面。自己不费力就可安然地坐下吃饭。行事呢,老是按着世俗常规去做,学问呢,不过是沿袭窃取些古书上的道理。然而圣君不加罪责,大臣也不予指斥,这难道不已是我的侥幸了吗?动不动就受到别人的毁谤,可是名声也随之增大了。被弃置在无关紧要的位置上,这正是理所当然的事。如果还要计算财产的有无、官阶的高低,忘记了自己的才能到底有多少,还要来指摘别人的毛病,这就真好比是去责问工匠为什么不拿小木桩来做厅堂的大柱子,或非议医师为什么用有轻身明目效用的昌蒲而不用有排泻作用的猪苓去使人延年了!”

〔1〕国子先生:韩愈自称,当时他任国子博士。唐朝时,国子监是设在京都的最高学府,下面有国子学、太学等七学,各学置博士为教授官。国子学是为高级官员子弟而设的。太学:这里指国子监。唐朝国子监相

当于汉朝的太学,古时对官署的称呼常有沿用前代旧称的习惯。〔2〕治具:治理的工具,主要指法令。《史记·酷吏列传》:“法令者,治之具。”毕:全部。张:指建立、确立。〔3〕畯:通“俊”。〔4〕率:都。庸:用。〔5〕爬:爬梳,整理。抉(juã 决):选择。〔6〕有司:负有专责的部门及其官吏。〔7〕六艺:指儒家六经,即《诗》、《书》、《礼》、《乐》、《易》、《春秋》六部儒家经典。百家 之编:指儒家经典以外各学派的著作。《汉书·艺文志》把儒家经典列入《六艺略》中,另外在《诸子略》中著录先秦至汉初各学派的著作:“凡诸子百八十九家,四千三百二十四篇。” 〔8〕纂:编集。纂言者,指言论集、理论著作。〔9〕膏油:油脂,指灯烛。晷(guǐ轨):日影。恒:经常。兀(wù误)兀:辛勤不懈的样子。穷:终、尽。〔10〕异端:儒家称儒家以外的学说、学派为异端。《论语·为政》: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朱熹集注:“异端,非圣人之道,而别为一端,如杨、墨是也。”焦循补疏:“异端者,各为一端,彼此互异。”攘(rǎng壤):排除。老:老子,道家的创始人,这里借指道家。〔11〕苴(jū居):鞋底中垫的草,这里作动词用,是填补的意思。罅(xià下):裂缝。皇:大。幽:深。眇:微小。〔12〕绪:前人留下的事业,这里指儒家的道统。韩愈《原道》认为,儒家之道从尧舜传到孔子、孟轲,以后就失传了,而他以继承这个传统自居。〔13〕英、华:都是花的意思,这里指文章中的精华。〔14〕姚、姒(sì四):相传虞舜姓姚,夏禹姓姒。周诰:《尚书·周书》中有《大诰》、《康诰》、《酒诰》、《召诰》、《洛诰》等篇。诰是古代一种训诫勉励的文告。殷《盘》、《尚书》的《商诰》中有《盘庚》上、中、下三篇。佶屈:屈曲。聱牙:形容不顺口。《春秋》:鲁国史书,记载鲁隐公元年(前722)到鲁哀公十四年(前481)间史事,相传经孔子整理删定,叙述简约而精确,往往一个字中寓有褒贬(表扬和批评)的意思。《左氏》:指《春秋左氏传》,简称《左传》。相传鲁史官左丘明作,是解释《春秋》的著作,其铺叙详赡,富有文采,颇有夸张之处。《易》:《易经》,古代占卜用书,相传周人所撰。通过八卦的变化来推算自然和人事规律。《诗》:《诗经》,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保存西周及春秋前期诗歌三百零五篇。逮:及、到。《庄》:《庄子》,战国时思想家庄周的著作。《骚》:《离骚》。战国时大诗人屈原的长诗。太史:指汉代司马迁,曾任太史令,也称太史公,著《史记》。子云:汉代文学家杨雄,字子云。相如:汉代辞赋家司马相如。〔15〕见信、见助:被信任、被帮助。“见”在动词前表示被动。〔16〕跋(bá拔):踩。踬(zhì至):绊。语出《诗经·豳风·狼跋》:“狼跋其胡,载疐其尾。”意思说,狼向前走就踩着颔下的悬肉(胡),后退就绊倒在尾巴上。形容进退都有困难。辄:常常。〔17〕窜:窜逐,贬谪。南夷:韩愈于贞元十九年(803)授四门博士,次年转监察御史,冬,上书论宫市之弊,触怒德宗,被贬为连州阳山令。阳山在今广东,故称南夷。〔18〕三年博士:韩愈在宪宗元和元年(806)六月至四年任国子博士。一说“三年”当作“三为”。韩愈此文为第三次博士时所作(元和七年二月至八年三月)。冗(rǒng茸):闲散。见:通“现”。表现,显露。〔19〕几时:不时,不一定什么时候,也即随时。〔20〕为:语助词,表示疑问、反诘。〔21〕吁(xū虚):叹词。〔22〕杗(máng忙):屋梁:桷(juã觉):屋椽。欂栌(bï lú博卢):斗栱,柱顶上承托栋梁的方木。侏(zhū朱)儒:梁上短柱。椳(wēi威):门枢臼。闑(niâ聂):门中央所竖的短木,在两扇门相交处。扂(diàn店):门闩之类。楔(xiâ屑):门两旁长木柱。〔23〕玉札:地榆。丹砂:朱砂。赤箭:天麻。青兰:龙兰。以上四种都是名贵药材。牛溲:牛尿,一说为车前草。马勃:马屁菌。以上两种及“败鼓之皮”都是贱价药材。〔24〕纡(yū迂)馀:委婉从容的样子。妍:美。卓荦(luî落):突出,超群出众。校(jiào较):比较。〔25〕孟轲好辩:《孟子·滕文公下》载:孟子有好辩的名声,他说: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意思说:自己因为捍卫圣道,不得不展开辩论。辙(zhã哲):车轮痕迹。 〔26〕荀卿:即荀况,战国后期时儒家大师,时人尊称为卿。曾在齐国做祭酒,被人谗毁,逃到楚国。楚国春申君任他做兰陵(今山东枣庄)令。春申君死后,他也被废,死在兰陵,著有《荀子》。〔27〕离、绝:都是超越的意思。伦、类:都是“类”的意思,指一般人。〔28〕繇:通“由”。〔29〕靡:浪费,消耗。廪(lǐn凛):粮仓。〔30〕踵(zhǒng肿):脚后跟,这里是跟随的意思。促促:拘谨局促的样子。窥:从小孔、缝隙或隐僻处察看。陈编:古旧的书籍。〔31〕财贿:财物,这里指俸禄。班资:等级、资格。亡:通“无”。庳(bēi卑):通“卑”,低。前人:指职位在自己前列的人。瑕(xiá侠):玉石上的斑点。疵(cī雌):病。瑕疵,比喻人的缺点。如上文所说“不公”、“不明”。杙(yì亦):小木桩。楹(yíng盈):柱子。訾(zǐ紫):毁谤非议。昌阳:昌蒲。药材名,相传久服可以长寿。豨(xī希)苓:又名猪苓,利尿药。这句意思说:自己小材不宜大用,不应计较待遇的多少、高低,更不该埋怨主管官员的任使有什么问题。

范文二:韩愈《进学解》 投稿:陶韤韥

$$$$《进学解》 韩 愈

  国子先生,晨入太学,召诸生立馆下,诲之曰:“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拔去凶邪,登崇俊良。占小善者率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爬罗剔抉,刮垢磨光。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
言未既。有笑于列者曰:“先生欺余哉!弟子事先生,于兹有年矣。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记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其玄。贪多务得,细大不捐。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先生之于业,可谓勤矣。
抵排异端,攘斥佛老。补苴罅漏,张皇幽眇。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先生之于儒,可谓有劳矣。
沈浸醲郁,含英咀华,作为文章,其书满家。上规姚姒,浑浑无涯。周诰殷盘,佶屈聱牙。春秋谨严,左氏浮夸。易奇而法,诗正而葩。下逮庄骚,太史所录。子云、相如,同工异曲;先生之于文,可谓闳其中而肆其外矣!
少始知学,勇于敢为。长通于方,左右俱宜:先生之于为人,可谓成矣。
然而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踬后,动辄得咎。暂为御史,遂窜南夷。三年博士,冗不见治。命与仇谋,取败几时!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齿豁,竟死何裨?不知虑此,而反教人为!”
先生曰:“吁!子来前。夫大木为杗,细木为桷。欂栌侏儒,椳闑扂楔。各得其宜,施以成室者,匠氏之工也。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马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医师之良也。登明选公,杂进巧拙,纡余为姘,卓荦为杰,校短量长,惟器是适者,宰相之方也。
昔者孟轲好辩,孔道以明。辙环天下,卒老于行。荀卿守正,大论是宏。逃谗于楚,废死兰陵。是二儒者,吐辞为经,举足为法。绝类离伦,优入圣域,其遇于世何如也?
今先生学虽勤而不繇其统,言虽多而不要其中。文虽奇而不济于用,行虽修而不显于众。犹且月费俸钱,岁糜廪粟。子不知耕,妇不知织。乘马从徒,安坐而食。踵常途之促促,窥陈编以盗窃。然而圣主不加诛,宰臣不见斥,兹非其幸欤?动而得谤,名亦随之。投闲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财贿之有亡,计班资之崇庳。忘己量之所称,指前人之瑕疵。是所谓诘匠氏之不以杙为楹,而訾医师以昌阳引年,欲进其豨苓也。”

[注释]
1.罅:(xiào)
2.踬:(zhì)
3.欂:(bó)
4.椳:(wēi)
5.闑:(niè)
6.晷:(gǔi)
7.苴:(jū)
8.杗:(máng)
9.桷:(jué)
10.
杙:(yì)

[作者介绍]
韩愈(七六八-八二四),字退之,南阳(今河南省孟县)人。贞元八年(七九二)进士。唐宪宗时,曾随同裴度平定淮西藩镇之乱。在刑部侍郎任上,他上疏谏迎佛骨,触怒了宪宗,被贬为潮州刺史。后于穆宗时,召为国子监祭酒,历任京兆尹及兵部、吏部侍郎。
  他是唐代着名的散文家和重要诗人。他和柳宗元政见不和,但并未影响他们共同携手倡导古文运动。他们反对过分追求形式的骈文,提倡散文,强调文章内容的重要性。
  韩愈时代的诗坛,已开始突破了大历诗人的狭小天地。韩愈更是别开生面,也创建了一个新的诗歌流派。他善于用强健而有力的笔触,驱使纵横磅礴的气势,夹杂着恢奇诡谲的情趣,给诗思渲染上一层浓郁瑰丽的色彩,造成奔雷挚电的壮观。

范文三:进学解韩愈 投稿:洪尬尭

進學解 韓愈

國子先生晨入太學,招諸生立館下,誨之曰:「業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毀于隨。方今聖賢相逢,治具畢張,拔去兇邪,登崇畯良。占小善者率以錄,名一藝者無不庸。爬羅剔抉,刮垢磨光。蓋有幸而獲選,孰云多而不揚?諸生業患不能精,無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無患有司之不公。」

言未既,有笑於列者曰:「先生欺余哉!弟子事先生於茲有年矣。先生口不絕吟於六藝之文,手不停披於百家之編;記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鉤其玄;貪多務得,細大不捐;焚膏油以繼晷,恆兀兀以窮年:先生之業,可謂勤矣。觝排異端,攘斥佛老;補苴罅漏,張皇幽眇;尋墜緒之茫茫,獨旁搜而遠紹;障百川而東之,迴狂瀾於既倒:先生之於儒,可謂有勞矣。沉浸醲郁,含英咀華,作為文章,其書滿家;上規姚、姒,渾渾無涯,周《誥》殷《盤》,佶屈聱牙;《春秋》謹嚴,《左氏》浮誇,《易》奇而法,《詩》正而葩;下逮《莊》、《騷》,太史所錄,子雲、相如,同工異曲:先生之於文,可謂閎其中而肆其外矣。少始知學,勇於敢為;長通於方,左右具宜:先生之於為人,可謂成矣。然而公不見信於人,私不見助於友,跋前躓後,動輙得咎。暫為御史,遂竄南夷;三年博士,冗不見治。命與仇謀,取敗幾時。冬煖而兒號寒;年豐而妻啼饑。頭童齒豁,竟死何裨?不知慮此,而反教人為?」

先生曰:「吁!子來前。夫大木為杗,細木為桷,欂櫨侏儒,椳闑扂楔,各得其宜、施以成室者,匠氏之工也。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馬勃,敗鼓之皮,俱收並蓄、待用無遺者,醫師之良也。登明選公,雜進巧拙,紆餘為妍,卓犖為傑,校短量長、惟器是適者,宰相之方也。昔者孟軻好辯,孔道以明,轍環天下,卒老于行;荀卿守正,大論是弘,逃讒於楚,廢死蘭陵。是二儒者,吐辭為經,舉足為法,絕類離倫,優入聖域,其遇於世何如也?今先生學雖勤而不繇其統,言雖多而不要其中,文雖奇而不濟於用,行雖修而不顯於眾;猶且月

費俸錢,歲靡廩粟,子不知耕,婦不知織,乘馬從徒,安坐而食,踵常途之促促,窺陳編以盜竊;然而聖主不加誅,宰臣不見斥,非其幸歟?動而得謗,名亦隨之,投閑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財賄之有亡,計班資之崇庳,忘己量之所稱,指前人之瑕疵,是所謂詰匠氏之不以杙為楹、而訾醫師以昌陽引年、欲進其豨苓也。」

范文四:韩愈《进学解》 投稿:崔幛幜

《进学解》韩 愈

国子先生,晨入太学,召诸生立馆下,诲之曰:“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拔去凶邪,登崇俊良。占小善者率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爬罗剔抉,刮垢磨光。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

言未既。有笑于列者曰:“先生欺余哉!弟子事先生,于兹有年矣。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记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其玄。贪多务得,细大不捐。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先生之于业,可谓勤矣。

抵排异端,攘斥佛老。补苴罅漏,张皇幽眇。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先生之于儒,可谓有劳矣。

沈浸醲郁,含英咀华,作为文章,其书满家。上规姚姒,浑浑无涯。周诰殷盘,佶屈聱牙。春秋谨严,左氏浮夸。易奇而法,诗正而葩。下逮庄骚,太史所录。子云、相如,同工异曲;先生之于文,可谓闳其中而肆其外矣!

少始知学,勇于敢为。长通于方,左右俱宜:先生之于为人,可谓成矣。

然而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踬后,动辄得咎。暂为御史,遂窜南夷。三年博士,冗不见治。命与仇谋,取败几时!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齿豁,竟死何裨?不知虑此,而反教人为!”

先生曰:“吁!子来前。夫大木为杗,细木为桷。欂栌侏儒,椳闑扂楔。各得其宜,施以成室者,匠氏之工也。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马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医师之良也。登明选公,杂进巧拙,纡余为姘,卓荦为杰,校短量长,惟器是适者,宰相之方也。

昔者孟轲好辩,孔道以明。辙环天下,卒老于行。荀卿守正,大论是宏。逃谗于楚,废死兰陵。是二儒者,吐辞为经,举足为法。绝类离伦,优入圣域,其遇于世何如也?

今先生学虽勤而不繇其统,言虽多而不要其中。文虽奇而不济于用,行虽修而不显于众。犹且月费俸钱,岁糜廪粟。子不知耕,妇不知织。乘马从徒,安坐而食。踵常途之促促,窥陈编以盗窃。然而圣主不加诛,宰臣不见斥,兹非其幸欤?动而得谤,名亦随之。投闲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财贿之有亡,计班资之崇庳。忘己量之所称,指前人之瑕疵。是所谓诘匠氏之不以杙为楹,而訾医师以昌阳引年,欲进其豨苓也。”

[注释]

1.罅:(xiào)

2.踬:(zhì)

3.欂:(bó)

4.椳:(wēi)

5.闑:(niâ)

6.晷:(gǔi)

7.苴:(jū)

8.杗:(máng)

9.桷:(juã)

10.杙:(yì)

[作者介绍]

韩愈(七六八-八二四),字退之,南阳(今河南省孟县)人。贞元八年(七九二)进士。唐

宪宗时,曾随同裴度平定淮西藩镇之乱。在刑部侍郎任上,他上疏谏迎佛骨,触怒了宪宗,被贬为潮州刺史。后于穆宗时,召为国子监祭酒,历任京兆尹及兵部、吏部侍郎。

他是唐代着名的散文家和重要诗人。他和柳宗元政见不和,但并未影响他们共同携手倡导古文运动。他们反对过分追求形式的骈文,提倡散文,强调文章内容的重要性。

韩愈时代的诗坛,已开始突破了大历诗人的狭小天地。韩愈更是别开生面,也创建了一个新的诗歌流派。他善于用强健而有力的笔触,驱使纵横磅礴的气势,夹杂着恢奇诡谲的情趣,给诗思渲染上一层浓郁瑰丽的色彩,造成奔雷挚电的壮观。

范文五:韩愈《进学解》赏析 投稿:许嘉嘊

摘要:韩愈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文学家,其古文创作和古文理论成就斐然。《进学解》是他的经典作品,内容真实,感情真挚,结构朴拙,与古为新,寓庄于谐,趣味横生,长于铺叙,文从字顺。

  关键词:真实;朴拙;诙谐;语言

  韩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孟县)人,其郡望是昌黎,故又称韩昌黎。他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文学家之一,在诗歌与散文创作上的成就都很高,特别是他的古文理论和古文创作受到他生时及后世文人的推崇。苏轼曾予他很高的评价:“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仁主之怒,而勇冠三军之帅。”[1](《潮州韩文公庙碑》)又曾在《书吴道之画后》一文说,“诗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韩退之,书至于颜鲁公,画至于吴道之,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毕矣”[2]。

  《进学解》是韩愈的经典文艺作品,创作于元和八年(公元813年),时韩愈任职方员外郎,因要求复查华阴县令柳涧的贪污案,被降职,再入太学为国子博士。这篇文章在写法上受到东方朔《答客难》、扬雄《解嘲》的启发,运用师生问答的形式,借国子先生与学生围绕“业”、“行”进行的辩论,逐步深入地展开论述,气势充沛,语如贯珠,正话反说,寓庄于谐。透过文字本身,实际上宣泄了作者的愤懑之情。对这篇绝妙文字的赏析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进行:

  一、内容真实,感情真挚

  《进学解》曲折地叙述了作者自己的人生经历,这与他在早期一封信件《上兵部李侍郎书》所述是一致的,“愈少鄙钝,于时事都不通晓,家贫不足以自活,应举觅官,凡二十年矣;薄命不幸,运遭谗谤,进寸退尺,卒无所成;性本好学,因困厄悲愁无所告语,遂得究穷于经传史记百家之说,沉潜训义,反复乎句读,砻磨乎事业,而奋发乎文章”[3]。韩愈生活在唐王朝安史之乱之后,唐帝国元气大伤,外患内忧交织,地方藩镇割据,朝廷宦官专权,儒学坍塌,民生凋敝。韩愈身怀利器,年青时踌躇满志,想通过科举之路为国效力,“四举于礼部乃一得,三选于吏部卒无成”[4],只得投靠地方藩镇为幕僚蛰伏,至到三十五岁时才被授以四门博士之职。次年为监察御史,同年冬即贬为连州阳山(今属广东)县令。三年后始召回长安,任国子博士。当时唐宪宗即位,讨平夏州、剑南藩镇叛乱,显示出中兴气象。韩愈未能施展其抱负,却困于谗言诽谤,次年即不得不要求离开长安,到洛阳任东都的国子博士。其后曾任河南县令、尚书省职方员外郎之职,至元和七年(公年812年)又因柳涧贪污案而黜为国子博士。这就是《进学解》中所说的,“跋前踬后,动辄得咎;暂为御史,遂窜南夷;三年博士,冗不见治。命与仇谋,取败几时;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齿豁,竟死何裨”。求官之路备尝辛酸,宦海浮沉,苦闷郁积于心,真情自然吐露出来,故而能抚平心灵的伤痛,也能感动他人。真如韩愈所言“和平之音淡薄,而愁苦之声要妙;欢愉之辞难工,而穷苦之言易好”[5]。《旧唐书·韩愈传》记:“执政览其文(《进学解》)而怜之,以其有史才,改比部郎中、史馆修撰。[6]”

  二、结构朴拙,与古为新

  在结构上《进学解》借鉴了东方朔《答客难》、扬雄《解嘲》的形式,运用师生问答的简单构架来表达韩愈曲折的心迹,隐技巧于朴拙之中,与古为新,践行了他所倡导的古文理论。《进学解》分为三段。第一段是国子先生对学生的谆谆告诫,劝勉,“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概括大意为,学生们赶上了好时候,当今皇帝贤臣励精图治,公开公正搜罗人才,“爬罗剔抉,刮垢磨光”,只要自己努力,就有可能被国家选拔,为国效力,施展怀抱。第二段是韩愈虚拟学生的口吻提出质疑。韩愈的高明之处在于拿自己开涮,描绘了自己行为与结果相违背的状况。先生为学勤奋,为行勤劳,为文闳中肆外,为人方正率真;然而“命与仇谋,取败几时”。一方面国家在高调公开搜罗人才;另一方面像他这类的有才干的人才却困于谗言诽谤,难以施展才华。这样的绝妙讽刺,自然婉转地刺痛到社会的黑暗,揭露了人才的消磨已成时弊。第三段是国子先生回答学生的质疑。先以工匠、医师为喻,说明宰相之职在于能俱收并蓄,量才录用;次说孟轲、荀况等圣人的人生遭遇,而联系到自己投闲置散,也没有什么抱怨的;最后谈到“先生学虽勤而不繇其统,言虽多而不要其中,文虽济而不济于用,行虽修而不显于众”,犹靡费国帑,不自量力,不知止足,岂不等于是要求宰相以小材充大用吗?正话反说,幽愤渐平,一唱而三叹。

  三、寓庄于谐,趣味横生

  《进学解》表现了封建时代正直而有才华、有抱负的知识分子的苦闷,批判了不合理的社会现象。类似这样内容的作品各时期并不少见,而《进学解》为什么能脱颖而出呢?除了作品本身文才斐然之外,寓庄于谐、作品趣味横生也是一个显著特色。“笑”有三个层次:一是嘲笑别人,二是嘲笑自己,三是笑看世间万物。极尽想象之能事,嘲笑别人愚昧以突显自己卓异,绝少能落好的。嘲笑自己呢?拿自己开涮,既不得罪别人,又能排遣郁闷,还能搏人一笑。可见,自嘲是一种为人处世技巧。笑看世间万物,是一种物我两忘的胸襟——当然这样的境界凡夫俗子难以企及,只能心存敬畏而仰望了。韩愈是智者,洞穿了人性的深处,通过自嘲,把宣泄人生苦闷的作品写得趣味盎然。如:“子不知耕,妇不知织。乘马从徒,安坐而食。踵常途役役,窥陈编以盗窃。然而圣主不加诛,宰臣不见斥,非其幸欤!动而得谤,名亦随之。投闲置散,乃分之宜。”把如此沉重的人生话题,描述得滑稽而诙谐,没有极端的抱怨,也没有愤世嫉俗。“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人生实难,谁又能绕得过?韩愈懂得牢骚太甚亦断肠,对自己和他人并不见得有什么积极作用。文章味道很重要,这也许是《进学解》值得反复玩味的一个方面吧!

  四、长于铺叙,文从字顺

  在语言风格方面,韩愈的散文善于运用辞赋的铺叙和骈文中的排偶手法;又巧譬善喻,能把深奥抽象的道理说得形象生动而又透彻,叙事状物能穷形尽相,《进学解》就是典型代表。文中描述先生勤学:“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记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其玄。贪多务得,细大不捐。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语句长短错落,兼有形式美和韵律美,读起来朗朗上口。又如:以“踵常途之促促,窥陈编以盗窃”形容其碌碌无为,以“爬罗剔抉,刮垢磨光”写选拨人才等,不但化抽象为具体,而且其形象都自出机杼。《进学解》语言清新活泼,精炼明确,文从字顺,富有表现力和概括力,实践了作者倡导的“唯陈言之务去”的古文理论。《进学解》中创造出的成语有刮垢磨光、焚膏继晷、补苴罅漏、贪多务得、细大不捐、含英咀华、佶屈聱牙、宏中肆外、同工异曲、跋前踬后、动辄得咎、俱收并蓄、投闲置散等,这在韩愈其他散文中也是罕见的。

  《进学解》的形式与内容浑然一体,思想性与艺术性炉火纯青,成就了一段绝妙文字。真如洪迈所言:“东方朔《答客难》自是文中杰出。扬雄拟之为《解嘲》,尚有驰骋自得之妙。至于崔骃《达旨》、班固《宾戏》、张衡《应间》,皆屋下架屋,章摹句写,其病与《七林》同。及韩退之《进学解》出,于是一洗矣。”[7]这样的结构形式,也对后来欧阳修的《秋声赋》和苏轼的《前赤壁赋》的创作有所启迪。

  注释:

  [1][2]熊礼汇,闵泽平编:《唐宋散文导读》,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2005年版,第451页,第415页。

  [3][4][5][唐]韩愈著,刘振鹏主编:《韩愈文集一》,沈阳:辽海出版社,2010年版,第160页,第162页,第202页。

  [6][后晋]刘昫等:《旧唐书·韩愈传》,北京: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322页。

  [7][宋]洪迈著,禹门三等校点:《容斋随笔》,济南:齐鲁书社,2007年版,第71页。

  参考文献:

  [1]张少康.中国文学理论批评史[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2]文学鉴赏辞典编纂中心编.古文观止鉴赏辞典[S].上海辞书出版社,2008.

  [3]康震.康震评说唐宋八大家·韩愈[M].北京:中华书局,2010.

  (张东年 甘肃省嘉峪关市委党校 735100)

范文六:韩愈《进学解》给我们的启示 投稿:尹睲睳

题目:韩愈《进学解》给我们的启示

副题目:《进学解》 读后感

班级:09电子一班

姓名:李伟虎

【提要】通过读这篇文章,自己有感而发。总结了以下几点怎样学习的方法和读书的目的,读书对我们的重要性等等。体现我们士大夫在黑暗实现中不能妥协的精神。

【 关键字】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进学解》,文中很多的观点到现在还是极为看出我们的古代大文豪的智慧和古代人的智慧,一点也不会比现在的人笨,他们的思维能力也是极高的。为什么现在不能出现一个大文豪了,这也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样的名句,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这出自于韩愈的《进学解》,这文章本身到没多少出名的,但这几句话,小学生都会背.不过韩愈说的太平盛世,说的有点违心了.方今圣贤相逢,治具毕张。拔去凶邪,登崇俊良。占小善者率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爬罗剔抉,刮垢磨光。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上面的意思是说当时法治建全,人各有所用,只要你有点小材就一定会被选上,只要有本事,有一特长就行.我看写的有点超现实,多是瞎吹的.当代的社会你就是再有本事,也要给上面送点,跑跑才能被提升,大多数人都患有司之不公呀!

不过韩愈在文中还是写出了正确的用人观,值得当今统治者学习,韩愈说粗大的木材做屋梁,细小的木材做屋椽,柱上的斗拱、梁上的短柱、门臼、门坎、门插、门楔,各用合适的材料建造,用以做成房屋,这是木工的心思。贵重的地榆、朱砂、天麻、青芝,粗贱的牛溲尿、马屁菌,破鼓的皮子,都收藏起来,以备使用时无有遗缺,这是良医的修养。公开、公平地提拔人才,聪明的、老实的各方面的人才都得到任用,沉着委婉的人,可以表现他们特有的美态,卓越超群的人,可以显露他们非凡的才能。衡量各人的长短,恰当地加以分配任用,这便是宰相用人的原则。人各有长短,有的人喜欢美术,有的人喜欢数学,有的人喜欢冷,有的喜欢热,如果统治者唯才是用,而不是任人唯亲,唯钱,那么社会风气就会彻底改变,中国向来就是官本位的国家,当官的如果采用正确的选才观,那真是太好了.

韩愈的心态很好,当今社会叫的最响的就是心态决定一切,正如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所说:历史终将证明,我们这一代最伟大的发现是,人类可以经由改变态度而改变自己的命运.韩愈被排挤到什么程度呢,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老婆孩子都吃不饱穿不暖了,还一句怨言没有,还积极为统治者说话,是封建社会的捍卫者,不是那个把栅栏打破让人过的那种人.

书中很多的地方都值得我们去继续不断的研究,虽然这篇文章几乎每一名中国人都会轻吟几句,但是远没有达到很好的地步,我们的先祖的智慧需要我们不断的研究,我们才会在不断的进步中吸取教训!

《进学解》是韩愈在唐宪宗元和十年(813)写的一篇散文。“进学”就是通过勤奋和深思达到“业精”和“行成”的境地。作为一名大学生,我觉得这篇文章能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以下围绕读书时应注意的一些问题,谈谈这篇文章给我的启发:

一、读书的目的

这篇文章在读书的目的上,列出两种不同的见解:一种是“笑于列者”的看法,读书也难免一事无成;另一种是韩愈的观点,“进学”方可“业精”“行成”。今天离韩愈说处的时代已经过去1200年了,但是对于读书,拿“能否当官、挣钱”来衡量其功用的人,仍不在少数。当时,社会的主流是积极向上,崇尚科学文化的,因此,无论他人怎么想,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承载着“传道授业解惑”的历史责任,我们必须用“进学”来促进“业精”“行成”,从而提高自身和学生的综合素质。

事实上,许多的教育工作者已经给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特级教师窦桂梅只有中师的文化程度,为了提高自身的水平,她博览群书,是书籍提高了她的理论水平,是书籍改变了她解读文本的角度,是书籍提升了她研读文本的深度,因此,她的课堂受到了学生的喜爱,也受到了全国各地教育工作者的赞赏。纵观当今的教育名流,哪一个不是从书籍中广泛吸取营养,从而高屋建瓴的?著名特级教师张光璎说得好:“优秀教师今天的精彩后面,是广读博览+辛勤耕耘+独立思考+汗水泪水,是多年的‘厚积’换来今天的‘薄发’„„我们要时时想到教师自己就是一本书,力求使这本书有深度和广度,才能使我们的课堂没有荒漠,而是一片滋养学生的绿洲。”

二、读书的境界

本文体现读书的境界主要有两种:1、豁达的境界;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韩愈虽屡遭挫折,但是他笑看风云,从文字中,我们丝毫看不出他的沮丧和颓废,有的只是一览众山小的气概。2、愉悦的境界;有人总爱把刻苦读书说得那么艰辛,其实,在读书读到出神入化的读者那里,读书自有无穷的乐趣。我知道,我国的外交家李肇星出生山东胶南平民家庭,生活穷苦,但是他却以读书为乐,为了读书,他可以每天往返十余里跑到西山读书避免他人的干扰;为了读书,他常常忘记吃饭;为了读书,他爬到院子里的大树上,中午吃饭的时候也不下来,母亲便把地瓜和水用篮子吊到树上„„这些,你能说读书是受罪嘛?如果是,我们希望能达到这种境界,因为,这是通向成功的阶梯。

三读书的方法

通过读这篇文章我认为读书方法,可以归纳为四种:反复吟诵、广泛涉猎、钩玄提要、联系实际。反复吟诵就是“口不绝吟”,尤其是对于经典作品,常常是在默读之中发现有会意之处,不觉朗朗成诵,甚至于摇头晃脑,忘情地、投入地反复诵读,这时,才有可能深入其中。广泛涉猎就是博览群书,如果说广泛涉猎是浏览的话,那么,钩玄提要就是精读,即抓住要点,得其精髓。在读书时,既要和书中的圣贤对话,更要联系自己和实际。韩愈广读“六经”“百家”,在“口不绝吟”“手不停批”之中,接通上古与近代,联系当前与自身,以先贤大使指导自己的学业与品行,并且不断地用先贤的言行来比照自己。在这种对话中,终至自身“业精”“行成”,成为唐宋八大家之首。我觉得这四种方法对于读书十分有效,时光虽经历了一千多年,当时它们仍是当今读书人采用的好方法。

作家陈荣力写了一段很好的话愿与大家共享:“置身于喧嚣和利益的社会,我们一方面日渐浮躁,另一方面又常常陷于莫名的孤独。生存状态中的孤独是软弱空虚和无奈的,而惟有读书中的孤独才是充实自由和有力的,洋溢着旺盛的生机和活力。能享受这种孤独,珍惜这种孤独,或许也是读书的境界之一,人生的境界之一。”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我们做学生的更要清醒自己的头脑,守住自己的一份天地,在书籍中,与“崇高精神”对话,陶冶自己的性情。进学解》一开始,就以精炼明快的语句,说出“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句话的意思是:学业的精进在于勤劳,荒疏在于嬉戏,德行的成就在于深思,毁坏在于因循苟且。这句话看来平常,却说出了学习成败的规律,现在已经成为大家熟悉的学习格言,不少人把它作为座右铭,激励自己前进。所谓“勤”即:“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记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其玄,贪多务得,细大不捐;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这段话就是说要口勤、手勤、脑勤。谈到“思”,他认为应该:“抵排异端,攘反佛老,补苴罅漏,张皇幽眇,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对于异端学说,佛道二教的邪说必须加以排斥和抨击,对于儒道缺漏的地方加以弥补,精微的地方加以发扬,对于儒道加以继承。就像要挽回大水在既倒的时候,使百川之水仍归东去一样来挽回儒术,这就需要深思熟虑才能做到。

(一)论怎样学习

《进学解》一开始,就以精炼明快的语句,说出“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句话的意思是:学业的精进在于勤劳,荒疏在于嬉戏,德行的成就在于深思,毁坏在于因循苟且。这句话看来平常,却说出了学习成败的规律,现在已经成为大家熟悉的学习格言,不少人把它作为座右铭,激励自己前进。所谓“勤”即:“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记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其玄,贪多务得,细大不捐;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这段话就是说要口勤、手勤、脑勤。谈到“思”,他认为应该:“抵排异端,攘反佛老,补苴罅漏,张皇幽眇,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对于异端学说,佛道二教的邪说必须加以排斥和抨击,对于儒道缺漏的地方加以弥补,精微的地方加以发扬,对于儒道加以继承。就像要挽回大水在既倒的时候,使百川之水仍归东去一样来挽回儒术,这就需要深思熟虑才能做到。

(二)指导我们怎样学习

韩愈在《进学解》内用简明生动的语言,阐述《书》、《春秋》、《左氏》、《易》、《诗》等儒家主要经典;《庄子》、《离骚》等古代典籍的特点,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指导学生以简明的方法来进行学习。如他说“周《诰》殷《盘》,佶屈聱牙,《春秋》谨严,《左氏》浮夸,《易》奇而法,《诗》正而葩,下逮《庄》《骚》太史所录,子云相如,同工异曲。”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周诰》、《殷盘》文字艰难,不易读懂,《春秋》的褒贬谨慎严正,《左传》释经,浮虚夸大,《易》的变化很奇,但是正当,都可以师法,《诗》的义理很正,词句华丽。到了《庄子》、《离骚》、《史记》、《汉书》所记,扬雄和司马相如的曲调虽然不同,但工力却是相等的。如果能够掌握这些文章的特点,学习起来就比

较容易了。

(三)论人才

韩愈在《进学解》中还列举了不同木材有不同的用途,有良匠可以各尽其材。不同的药材能治不同的疾病,良医可以用其特性治病,可以药尽其用。接着列举了古代圣贤虽各有所长,但均未能见用。说明不论什么样的人都有特长,但材有高低,术有短长,只要有识才之人,就可以用其所长,发挥作用,否则未能见用,不是人才不好,而是不遇明世。他这种思想和《杂说》中的《说马篇》。“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的立论完全一致,同样是说人才的使用,其意思是说掌权的人应该知人善任,否则天下人才虽多,亦不见用,反而说天下无才岂不荒谬。他这种思想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四)鼓励学生努力进职

《进学解》鼓励学生努力进取,不要过多的考虑政府是否公正,过多地考虑个人能否被录用,得到较好的地位。所以它说;“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意思是说重要的是诸生要考虑学业不能精进,而不要埋怨政府的不明察,不能录用自己,耽心的是自己的德行不成,而不要害怕政府的不公正。韩愈鼓励学生努力上进,不过多地去考虑社会的不公,从学习的要求上看是积极的,有利于学生成材。但对当时的政治腐败、官吏昏愦、用人不公的现实,韩愈在文章中却加以美化,这是他消极的一面。

《进学解》虽然篇幅很短,但内容极为丰富,既用精辟的语句说出了“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样的格言,说明了学习应遵守的规律,又用许多生动具体的实例说明什么是精和思。介绍了儒学经典和古代文献名著的精要,为学生点出头绪,并用具体生动、形象的比喻说出选材之要。特别是文体“用对话形式,以自嘲为夸,以反语为讽刺,对当时社会的庸俗腐败,表现了一个有理想的士大夫在黑暗现实中不能妥协的精神。”

范文七:韩愈《进学解》赏析 投稿:林衣衤

文 

韩愈 《 学解》 赏析  进
。张 东年 

摘  要:韩愈是 中国古代伟 大的文学家,其古文创作和 古文理论 成就 斐然  关键词:真 实 朴拙 诙谐 语 言 

进学解》是他 的经典作品,内容真 

实,感情真挚 ,结构朴拙 ,与古为新 ,寓庄 于谐 ,趣味横 生,长于铺叙 ,文从字顺 。  

韩 愈 ( 6 — 2 年 )字退 之 ,河 南 河 阳 ( 河 南 孟 县 ) 7884 今  

官 ,凡 二 十年 矣 ;薄 命 不 幸 ,运 遭 谗 谤 , 进 寸 退 尺 , 卒无  

人 ,其 郡 望 是 昌黎 , 故 又 称 韩 吕黎 。 他 是 中 国 古代 伟 大 的  所 成 ;性 本 好 学 , 因 困 厄 悲 愁 无 所 告 语 , 遂 得 究 穷 于 经传  文 学 家 之 一 , 在 诗 歌 与 散 文 创 作 上 的 成 就 都 很 高 , 特 别 是  史 记 百 家 之 说 ,沉 潜 训 义 , 反 复 乎 句 读 , 砻 磨 乎 事 业 ,而 
他 的古 文 理 论 和 古 文 创 作 受 到 他 生 时 及 后 世 文 人 的 推 崇 。  

奋 发 乎 文 章 ” t。 韩 愈 生 活 在 唐 王 朝 安 史 之 乱 之 后 ,唐 帝  3 ]

苏 轼 曾 予他 很 高 的评 价 : “ 起 八 代 之 衰 ,而 道 济 天 下 之  国元 气 大 伤 , 外 患 内忧 交 织 ,地 方 藩 镇 割 据 ,朝 廷 宦 官专    文
溺 , 忠犯 仁 主 之 怒 ,而 勇冠 三 军 之帅 。 ” l 1 《  ( 潮州 韩 文 公  权 , 儒 学 坍 塌 , 民生 凋 敝 。 韩 愈 身 怀 利 器 , 年 青 时 踌 躇 满  庙 碑 》 )又 曾 在 《 吴道 之 画 后 》 一 文 说 , “ 至 于 杜 子  志 ,想 通 过 科 举 之 路 为 国 效 力 , “ 书 诗 四举 于 礼 部 乃 一 得 ,三 

美 ,文 至 于 韩 退 之 , 书 至 于 颜 鲁 公 , 画 至 于 吴 道 之 , 而 古  选 于 吏部 卒 无 成 ”E,只 得 投 靠地 方 藩 镇 为幕 僚 蛰 伏 , 至 到  4 ]
今之 变 ,天 下 之 能事 毕 矣 ” _。 2  _

三 十 五 岁 时才 被 授 以 四 门博 士 之 职 。 次年 为 监 察 御 史 , 同 

《 学 解 》 是 韩 愈 的 经 典 文 艺 作 品 , 创 作 于 元 和 八  年 冬 即贬 为连 州 阳 山 ( 属 广 东 )县 令 。 三 年 后 始 召 回长  进 今 年 ( 元 8 3 ) , 时 韩 愈 任 职 方 员 外 郎 , 因 要 求 复 查 华  安 , 任 国子 博 士 。 当 时唐 宪 宗 即 位 ,讨 平 夏 州 、 剑 南 藩 镇  公 lg 阴 县 令 柳 涧 的贪 污 案 ,被 降 职 ,再 入 太 学 为 国 子 博 士 。 这  叛 乱 ,显 示 出 中 兴 气 象 。韩 愈 未 能 施 展 其 抱 负 , 却 困于 谗 
篇文 章在 写 法上 受 到东方 朔 《 客难 》 、扬雄 《 嘲 》 答 解   言 诽 谤 , 次年 即 不 得 不 要 求 离 开 长 安 , 到洛 阳 任 东 都 的 国 


启 发 , 运 用 师 生 问 答 的 形 式 , 借 国 子 先 生 与 学 生 围 绕  子 博 士 。其 后 曾 任 河 南 县 令 、 尚书 省 职 方 员 外 郎 之 职 ,至 
“ ” 、 “ ” 进 行 的辩 论 , 逐 步 深 入 地 展 开 论述 ,气 势  元 和 七 年 ( 业 行 公年 8 2 )又 因 柳 涧 贪 污 案 而黜 为 国子 博 士 。 1年  

充 沛 ,语 如 贯珠 ,正 话 反 说 , 寓 庄 于 谐 。 透 过 文 字 本 身 ,  

这 就 是 《 学 解 》 中 所 说 的 , “ 前 踬 后 , 动 辄 得 咎 ;暂  进 跋

实 际 上 宣 泄 了 作 者 的 愤 懑 之 情 。对 这 篇 绝 妙 文 字 的 赏析 可  为 御 史 ,遂 窜 南夷 ;三 年 博 士 , 冗 不 见 治 。命 与 仇 谋 ,取  以从 如 下 几个 方 面 进 行 :  


败 几 时 ; 冬 暖 而 儿 号 寒 ,年 丰 而 妻 啼 饥 ; 头童 齿 豁 , 竟 死  何 裨 ” 。求 官 之 路 备 尝 辛 酸 , 宦 海 浮 沉 ,苦 闷 郁 积 于 心 ,  



内容 真 实 ,感 情 真 挚 

《 学 解 》 曲折 地 叙 述 了 作 者 自 己 的 人 生 经 历 , 这  真 情 自然 吐 露 出 来 ,故 而 能抚 平 心 灵 的伤 痛 , 也 能 感 动 他  进

与 他 在 早 期 一 封 信 件 《 兵 部 李 侍 郎书 》所 述 是 一 致 的 , 上  

人 。真如韩愈所 言 “ 和平之音 淡薄,而愁苦之 声要妙;欢 

“ 少 鄙 钝 , 于 时 事 都 不 通 晓 ,家 贫 不 足 以 自活 ,应 举 觅  愉 之 辞 难 工 , 而 穷 苦 之 言 易 好 ” ] 《 愈  5 。 旧唐 书 ・韩 愈 传 》  

2 2 0  01 . 6

。   一  

犬学   研究
记 : “ 政 览 其 文 ( 《 学 解 》 )而 怜 之 , 以其 有 史才 , 执 进   改 比部 郎中 、史 馆 修 撰 。 ”     二 、结 构 朴 拙 , 与古 为新 
在 结 构 上 《 学 解 》 借 鉴 了 东 方 朔 《 客 难 》 、 扬  进 答

么 积 极作 用 。文 章 味道 很 重要 ,这 也许 是 《 学解 》 值 得 反  进
复玩 味 的一个 方 面吧 !  

四 、长 于铺 叙 ,文从 字 顺  在语 言 风 格 方 面 , 韩 愈 的 散 文 善 于 运 用 辞 赋 的铺 叙 和 

雄 《 嘲 》 的 形 式 ,运 用 师 生 问 答 的 简 单 构 架 来 表 达 韩 愈  骈 文 中 的排 偶 手 法 ; 又 巧 譬 善 喻 , 能把 深 奥 抽 象 的道 理 说  解

曲折 的心 迹,隐技巧于 朴拙 之中 ,与古为 新,践行了他所  得 形 象 生 动 而 又 透 彻 ,叙 事 状 物 能 穷 形 尽 相 , 《 学 解 》   进  
倡 导 的 古 文 理 论 。 《 学解 》 分 为 三 段 。 第 一 段 是 国子 先  就 是 典 型 代 表 。 文 中 描 述 先 生 勤 学 : “ 生 口不 绝 吟 于 六    进   先
生 对 学 生 的 谆 谆 告 诫 , 劝 勉 , “ 精 于勤
, 荒 于 嬉 ;行 成  艺 之 文 , 手 不 停 披 于 百 家 之 编 。 记 事 者 必 提 其 要 , 纂 言 者  业 于 思 , 毁 于 随 ” 。概 括 大 意 为 ,学 生 们 赶 上 了好 时候 , 当  必 钩 其 玄 。 贪 多 务 得 ,细 大 不 捐 。 焚 膏 油 以继 晷 , 恒 兀 兀 

今 皇 帝 贤 臣励 精 图 治 , 公 开 公 正 搜 罗 人 才 , “ 罗 剔 抉 , 爬  

以穷 年 。 ” 语 句 长 短 错 落 , 兼 有 形 式 美 和 韵 律 美 ,读 起 来 

刮 垢 磨 光 ” , 只要 E 己努 力 ,就 有 可 能 被 国家 选 拔 , 为 国  朗 朗 上 口。 又 如 : 以 “ 常 途 之 促 促 , 窥 陈 编 以 盗 窃 ”形  l 踵 效 力 ,施 展 怀 抱 。 第 二 段 是 韩 愈 虚 拟 学 生 的 口吻 提 出 质  容 其 碌 碌 无 为 , 以 “ 罗 剔 抉 , 刮 垢 磨 光 ” 写 选 拨 人 才  爬

疑 。韩愈 的高明之处在于拿 E己开涮,描绘 了 自己行为与  等,不但化抽象 为具体,而且其形象都 自出机杼 。 《 学  l   进
结 果 相 违 背 的 状 况 。先 生 为 学 勤 奋 ,为 行 勤 劳 , 为 文 闳 中   解 》 语 言 清 新 活 泼 , 精 炼 明确 ,文 从字 顺 , 富 有 表 现 力 和 
肆 外 , 为 人 方 正 率 真 :然 而 “ 与 仇 谋 ,取 败 几 时 ” 。一  概 括 力 , 实 践 了作 者 倡 导 的 “ 陈 言 之 务 去 ” 的 古 文 理  命 唯   进   方 面 国家 在 高 调 公 开 搜 罗 人 才 ; 另 一 方 面 像 他 这 类 的 有 才  论 。 《 学 解 》 中 创 造 出 的成 语 有 刮 垢 磨 光 、焚 膏 继 晷 、 干 的人 才 却 困 于 谗 言 诽 谤 , 难 以施 展 才 华 。 这 样 的绝 妙 讽  补 苴 罅 漏 、 贪 多 务 得 、细 大 不捐 、 含 英 咀 华 、佶 屈 聱 牙 、  

刺 , 自然 婉 转 地 剌 痛 到 社 会 的 黑 暗 ,揭 露 了 人 才 的消 磨 已  宏 中肆 外 、 同 工 异 曲 、跋 前踬 后 、 动 辄 得 咎 、俱 收 并 蓄 、  
成 时 弊 。 第 三 段 是 国 子 先 生 回 答 学 生 的 质 疑 。先 以工 匠 、  

投 闲 置 散等 ,这在 韩 愈 其他 散 文 中 也是 罕 见 的 。  
《 学 解 》 的形 式 与 内 容 浑 然 一 体 , 思 想 性 与 艺 术 性  进

医师 为 喻 ,说 明 宰 相 之 职 在 于 能俱 收 并 蓄 ,量 才 录 用 ; 次 

说 孟 轲 、苟 况 等 圣 人 的 人 生 遭 遇 , 而 联 系 到 自 己 投 闲 置  炉 火 纯 青 ,成 就 了一 段 绝 妙 文 字 。真 如 洪 迈 所 言 : “ 方  东 散 , 也 没 有 什 么抱 怨 的 ;最 后 谈 到 “ 生 学 虽 勤 而 不 繇 其  朔 《 客 难 》 自是文 中 杰 出 。扬 雄 拟 之 为 《 嘲 》 , 尚有  先 答 解
统 , 言 虽 多而 不 要 其 中 ,文 虽 济而 不 济 于 用 ,行 虽 修
而 不  驰 骋 自得 之 妙 。 至 于 崔 驷 《 旨 》 、班 固 《 戏 》 、张 衡  达 宾

显 于 众 ” ,犹 靡 费 国 帑 ,不 自量 力 ,不 知 止 足 , 岂不 等 于 

《 间 》 , 皆屋 下 架 屋 ,章 摹 句 写 , 其 病 与 《 林 》 同 。 应 七  

是 要 求 宰 相 以 小 材 充 大 用 吗 ? 正 话 反 说 , 幽愤 渐 平 ,一 唱  及 韩 退 之 《 学 解 》 出 , 于 是 一 洗 矣 。 ” 这 样 的 结 构 形  进  
而三 叹 。  

式 ,也 对 后 来 欧 阳 修 的 《 声 赋 》 和 苏 轼 的 《 赤 壁 赋 》 秋 前   的 创作 有 所 启 迪 。  

三 、 寓庄 于 谐 ,趣 味横 生  《 学解 》 表 现 了封 建 时 代 正 直 而 有 才 华 、 有 抱 负 的  进

  知 识 分 子 的 苦 闷 ,批 判 了 不 合 理 的社 会 现 象 。类 似 这 样 内  注 释 :

1 [】   唐   容 的 作 品各 时 期 并 不少 见 ,而 《 学 解 》为 什 么 能脱 颖 而 出  (】 2 熊礼 汇 , 闵泽 平 编 : 《 宋 散 文 导读  ,武 汉 : 长 江文 艺 出 进

05 5 页,第4 页。 1   5 呢 ?除 了作 品本 身 文才 斐 然 之 外 ,寓 庄 于谐 、作 品趣 味 横 生  版社 ,2 0年版,第4 1 3 [][] 唐]   韩愈 文集一  ,沈 阳:辽  也 是 一 个 显著 特 色 。 “ ”有 三个 层 次 :一 是 嘲 笑别 人 ,二  [] 4 5 [ 韩愈著 ,刘振鹏主编: 《 笑

0o-   6 页,第12   页,第2 2   6   页。 0 是嘲 笑 自 己,三 是 笑看 世 间万 物 。极 尽 想象 之 能 事 , 嘲笑 别  海出版社 ,21 4 版,第 10

人愚 昧 以突 显 自己卓 异 ,绝 少 能 落好 的 。嘲笑 自己呢 ?拿 自  

[】[ 6 后晋】 刘啕等: 《   旧唐 书 - 韩愈传  ,北京 :中华 书局 ,1 5  7  9 

2页   己 开涮 ,既 不得 罪 别 人 ,又 能 排 遣郁 闷 ,还 能搏 人 一 笑 。可  年 版 ,第 3 2 。

7 【 洪迈著 , 禹门三 等校 点 : 《   容斋 随笔  ,济 南: 齐鲁 书   见 , 自嘲 是 一 种 为人 处 世技 巧 。笑 看世 间万 物 ,是 一 种物 我  【 】 宋 ]
07 1   两 忘 的胸 襟— — 当然 这 样 的境 界 凡 夫俗 子 难 以企 及 ,只 能心  社 , 2 0年 版 , 第7 页 。

  存 敬 畏而 仰 望 了。 韩愈 是 智 者 ,洞 穿 了人 性 的 深 处 ,通 过 自   参考文献 :

嘲 ,把 宣 泄 人 生 苦 闷 的 作 品 写 得 趣 味盎 然 。 如 : “ 不 知  子 耕 ,妇 不 知织 。乘 马从 徒 , 安坐 而 食 。踵 常 途 役 役 ,窥 陈 编  以盗 窃 。然 而 圣 主 不加 诛 ,宰 臣不 见 斥 ,非 其 幸 欤 !动 而 得 
谤 ,名 亦 随之 。投 闲置 散 ,
乃分 之 宜 。”把 如 此 沉重 的人 生  话 题 , 描 述得 滑 稽 而诙 谐 ,没有 极 端 的 抱怨 ,也 没有 愤 世 嫉 

[] 1 张少康. 中国文学理论批评 史 [] 北京 大学 出版社 ,2 0 . M. 09  

[ 文学鉴赏辞典编纂 中心编. 2 ] 古文观止鉴 赏辞典 [] 上海辞 书出版  S.
社 ,2 0. 0 8 

[】 3康震. 康震评说唐 宋八大家 ・ 韩愈 []北京: 中华书局 ,2 1 . M. 0   0

俗 。 “ 生不 满 百 ,常怀 千 岁 忧 ” ,人 生 实难 ,谁 又 能绕 得  人

过 ?韩愈懂得牢骚太甚亦断肠,对 自己和他人并不见得有什 

( 张东年

甘 肃省嘉峪关市委党校

75 0  31 ) O

2 1 . 6 O 2 O 


范文八:进学解([唐]韩愈) 投稿:杨婁婂

進學解([唐]韓愈)

【題解】本文是元和七、八年間韓愈任國子博士時所作,假託向學生訓話,勉勵他們在學業、德行方面取得進步,學生提出質問,他再進行解釋,故名“進學解”,藉以抒發自己懷才不遇、仕途蹭蹬的牢騷。文中通過學生之口,形象地突出了自己學習、捍衛儒道以及從事文章寫作的努力與成尌,有力地襯托了遭遇的不帄;而針鋒相對的解釋,表面心帄氣和,字裏行間卻充滿了鬱勃的感情,也反映了對社會的批評。按本文“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于思,毀於隨”等語,凝聚著作者治學、修德的經驗結晶;從“浸沉鬱”到“同工異曲”一段,生動表現出他對前人文學藝術特點兼收並蓄的態度。韓愈作為散文家,也很推重漢代楊雄的辭賦。本文的寫作即有所借鑒于楊雄的《解嘲》、《解難》等篇,辭采豐富,音節鏗鏘、對偶工切,允屬賦體,然而氣勢奔放,語言流暢,擺脫了漢賦、駢文中常有的艱澀呆板,堆砌辭藻等缺點。林紓所謂“濃淡疏密相間,錯而成文,骨力仍是散文”,故應說是韓愈特創的散文賦,為杜牧的《阿房宮賦》、蘇軾的《赤壁賦》的前驅。文中有許多創造性的語句,後代沿用為成語。

【原文】國子先生晨入太學,招諸生立館下,誨之曰[1]:“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于思,毀於隨。方今聖賢相逢,治具畢張[2]。拔去凶邪,登崇畯良[3]。占小善者率以錄,名一藝者無不庸[4]。爬羅剔抉,刮垢磨光[5]。蓋有幸而獲選,孰雲多而揚?諸生業患不能精,無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無患有司之不公[6]。”

言未既,有笑於列者曰:“先生欺余哉!弟子事先生,于茲有年矣。先生口不絕吟於六藝之文,手不停披於百家之編[7]。紀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鉤其玄[8]。貪多務得,細大不捐。焚膏油以繼晷,恒兀兀以窮年[9]。先生之業,可謂勤矣。抵排異端,攘斥佛老[10]。補苴罅漏,張惶幽眇[11]。尋墜緒之茫茫[12],獨旁搜而遠紹。障百川而東之,回狂瀾於既倒。先生之于儒,可謂有勞矣。沈浸鬱,含英咀華,作為文章,其書滿家[13]。上規姚、姒,渾渾無涯;周誥、殷《盤》,佶屈聱牙;《春秋》謹嚴,《左氏》浮誇;《易》奇而法,《詩》正而葩;下逮《莊》、《騷》,太史所錄;子雲,相如,同工異曲[14]。先生之于文,可謂閎其中而肆其外矣。少始知學,勇於敢為;長通于方,左右具宜。先生之于為人,可謂成矣。然而公不見信於人,私不見助于友[15]。跋前躓後,動輒得咎[16]。暫為禦史,遂竄南夷[17]。三年博士,冗不見治[18]。命與仇謀,取敗幾時[19]。冬暖而兒號寒,年豐而妻啼饑。頭童齒豁,竟死何裨。不知慮此,而反教人為[20]?”

先生曰:“籲,子來前[21]!夫大木為杗,細木為桷,欂櫨、侏儒,椳、闑、扂、楔,各得其宜,施以成室者,匠氏之工也[22]。玉劄、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馬勃,敗鼓之皮,俱收並蓄,待用無遺者,醫師之良也[23]。登明選公,雜進巧拙,紆餘為妍,卓犖為傑,校短量長,惟器是適者,宰相之方也[24]。昔者孟軻好辯,孔道以明,轍環天下,卒老於行[25]。荀卿守正,大論是弘,逃讒于楚,廢死蘭陵[26]。是二儒者,吐辭為經,舉足為法,絕類離倫,優入聖域,其遇於世何如也[27]?今先

生學雖勤而不繇其統,言雖多而不要其中,文雖奇而不濟於用,行雖修而不顯於眾[28]。猶且月費俸錢,歲靡廩粟;子不知耕,婦不知織;乘馬從徒,安坐而食[29]。踵常途之促促,窺陳編以盜竊[30]。然而聖主不加誅,宰臣不見斥,茲非其幸歟?動而得謗,名亦隨之。投閒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財賄之有亡,計班資之崇庳,忘己量之所稱,指前人之瑕疵,是所謂詰匠氏之不以杙為楹,而訾醫師以昌陽引年,欲進其豨苓也[31]。

——選自東雅堂校刊本《昌黎先生集》

【譯文】國子先生早上走進太學,召集學生們站立在學捨下面,教導他們說:“學業的精進由於勤奮,而荒廢由於遊蕩玩樂;德行的成尌由於思考,而敗壞由於因循隨便。當前聖君與賢臣相遇合,法制健全。拔除兇惡奸邪,晉升英俊善良。具有微小優點的都已錄取,稱有一技之長的無不任用。搜羅人材,加以甄別、教育、培養,對他們刮去污垢,磨煉得閃閃發光。大概只有僥倖而得選上的,誰說多才多藝而不被高舉呢?諸位學生只怕學業不能精進,不要怕主管部門官吏看不清;只怕德行不能成尌,不要怕主管部門官吏不公正。”

話沒有說完,有人在行列裏笑道:“先生在欺騙我們吧?我們這些學生侍奉您先生,到現在已經好幾年了。先生嘴裏不斷地誦讀六經的文章,兩手不停地翻著諸子百家的書籍。對記事之文一定提取它的要點,對言論之編一定探索它深奧的旨意。不知滿足地多方面學習,力求有所收穫,大的小的都不捨棄。點上燈燭夜以繼日,經常這樣刻苦用功,一年到頭不休息。先生的從事學業可以說勤奮了。抵制、批駁異端邪說,排斥佛教與道家,彌補儒學的缺漏,發揚光大精深微妙的義理。尋找渺茫失落的古代聖人之道的傳統,獨自廣泛搜求、遙遠承接。防堵縱橫奔流的各條川河,引導它們東注大海;挽回那狂濤怒瀾,儘管它們已經傾倒氾濫。先生您對於儒家,可以說是有功勞了。心神沉浸在意味濃郁醇厚的書籍裏,仔細地品嘗咀嚼其中精英華采,寫作起文章來,書卷堆滿了家屋。向上規模取法虞、夏時代的典章,深遠博大得無邊無際;周代的誥書和殷代的《盤庚》,多麼艱澀拗口難讀;《春秋》的語言精練準確,《左傳》的文辭鋪張誇飾;《易經》變化奇妙而有法則,《詩經》思想端正而辭采華美;往下一直到《莊子》、《離騷》,太史公的記錄;楊雄、司馬相如的創作,同樣巧妙而曲調各異。先生的文章可以說是內容宏大而外表氣勢奔放,波瀾壯闊。先生少年時代尌開始懂得學習,敢作敢為,長大之後通達道理,處理各種事情,左的右的,無不合宜。先生的做人,可以說是有成尌的了。可是在公的方面不能被人們信任,在私的方面得不到朋友的幫助。前進退後,都發生困難,動一動便惹禍獲罪。剛當上禦史尌被貶到南方邊遠地區。做了三年博士,職務閒散表現不出治理的成績。您的命運與敵仇打交道,不時遭受失敗。冬天氣候還算暖和的日子裏,您的兒女們已為缺衣少穿而哭著喊冷;年成豐收而您的夫人卻仍為食糧不足而啼說饑餓。您自己的頭頂禿了,牙齒缺了,這樣一直到死,有什麼好處呢?不知道想想這些,倒反而來教訓別人幹麼呢?”

國子先生說:“唉,你到前面來啊!要知道那些大的木材做屋樑,小的木材做瓦椽,做鬥栱,短椽的,做門臼、門橛、門閂、門柱的,都量材使用,各適其宜而建成房屋,這是工匠的技巧啊。貴重的地榆、朱

砂,天麻、龍芝,牛层、馬屁菌,壞鼓的皮,全都收集,儲藏齊備,等到需用的時候尌沒有遺缺的,這是醫師的高明啊。提拔人材,公正賢明,選用人材,態度公正。靈巧的人和樸質的人都得引進,有的人謙和而成為美好,有的人豪放而成為傑出,比較各人的短處,衡量各人長處,按照他們的才能品格分配適當的職務,這是宰相的方法啊!從前孟軻愛好辯論,孔子之道得以闡明,他遊歷的車跡周遍天下,最後在奔走中老去。荀況恪守正道,發揚光大宏偉的理論,因為逃避讒言到了楚國,還是丟官而死在蘭陵。這兩位大儒,說出話來成為經典,一舉一動成為法則,遠遠超越常人,優異到進入聖人的境界,可是他們在世上的遭遇是怎樣呢?現在你們的先生學習雖然勤勞卻不能順手道統,言論雖然不少卻不切合要旨,文章雖然寫得出奇卻無益于實用,行為雖然有修養卻並沒有突出於一般人的表現,尚且每月浪費國家的俸錢,每年消耗倉庫裏的糧食;兒子不懂得耕地,妻子不懂得織布;出門乘著車馬,後面跟著僕人,安安穩穩地坐著吃飯。局局促促地按常規行事,眼光狹窄地在舊書裏盜竊陳言,東抄西襲。然而聖明的君主不加處罰,也沒有被宰相大臣所斥逐,豈不是幸運麼?有所舉動尌遭到譭謗,名譽也跟著受到影響。被放置在閒散的位置上,實在是恰如其份的。至於商量財物的有無,計較品級的高低,忘記了自己有多大才能、多少份量和什麼相稱,指摘官長上司的缺點,這尌等於所說的責問工匠的為什麼不用小木樁做柱子,批評醫師的用菖蒲延年益壽,卻想引進他的豬苓啊!(顧易生)

【注釋】[1]國子先生:韓愈自稱,當時他任國子博士。唐朝時,國子監是設在京都的最高學府,下麵有國子學、太學等七學,各學置博士為教授官。國子學是為高級官員子弟而設的。太學:這裏指國子監。唐朝國子監相當於漢朝的太學,古時對官署的稱呼常有沿用前代舊稱的習慣。[2]治具:治理的工具,主要指法令。《史記·酷吏列傳》:“法令者,治之具。”畢:全部。張:指建立、確立。[3]畯:通“俊”。[4]率:都。庸:用。[5]爬:爬梳,整理。抉(jué決):選擇。[6]有司:負有專責的部門及其官吏。[7]六藝:指儒家六經,即《詩》、《書》、《禮》、《樂》、《易》、《春秋》六部儒家經典。百家之編:指儒家經典以外各學派的著作。《漢書·藝文志》把儒家經典列入《六藝略》中,另外在《諸子略》中著錄先秦至漢初各學派的著作:“凡諸子百八十九家,四千三百二十四篇。”春秋戰國時期,各種學派興起,著書立說,故有“百家爭鳴”之稱。[8]纂:編集。纂言者,指言論集、理論著作。[9]膏油:油脂,指燈燭。晷(guǐ軌):日影。恒:經常。兀(wù誤)兀:辛勤不懈的樣子。窮:終、盡。[10]異端:儒家稱儒家以外的學說、學派為異端。《論語·為政》:“攻乎異端,斯害也已。”朱熹集注:“異端,非聖人之道,而別為一端,如楊、墨是也。”焦循補疏:“異端者,各為一端,彼此互異。”攘(rǎng壤):排除。老:老子,道家的創始人,這裏借指道家。[11]苴(jū居):鞋底中墊的草,這裏作動詞用,是填補的意思。罅(xià下):裂縫。皇:大。幽:深。眇:微小。[12]緒:前人留下的事業,這裏指儒家的道統。韓愈《原道》認為,儒家之道從堯舜傳到孔子、孟軻,以後尌失傳了,而他以繼承這個傳統自居。[13]英、華:都是花的意思,這裏指文章中的精華。[14]姚:姒(sì四):相傳虞舜姓姚,夏禹姓姒。周誥:《尚書·周書》中有《大誥》、《康誥》、《酒誥》、《召誥》、《洛誥》等篇。誥是古代一種訓誡勉勵的文告。殷《盤》、《尚書》的《商誥》中有《盤庚》上、中、下三篇。佶

屈:屈曲。聱牙:形容不順口。《春秋》:魯國史書,記載魯隱西元年(前722)到魯哀公十四年(前481)間史事,相傳經孔子整理刪定,敍述簡約而精確,往往一個字中寓有褒貶(表揚和批評)的意思。《左氏》:指《春秋左氏傳》,簡稱《左傳》。相傳魯史官左丘明作,是解釋《春秋》的著作,其鋪敍詳贍,富有文采,頗有誇張之處。《易》:《易經》,古代占卜用書,相傳周人所撰。通過八卦的變化來推算自然和人事規律。《詩》:《詩經》,我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保存西周及春秋前期詩歌三百零五篇。逮:及、到。《莊》:《莊子》,戰國時思想家莊周的著作。《騷》:《離騷》。戰國時大詩人屈原的長詩。太史:指漢代司馬遷,曾任太史令,也稱太史公,著《史記》。子雲:漢代文學家楊雄,字子雲。相如:漢代辭賦家司馬相如。[15]見信、見助:被信任、被幫助。“見”在動詞前表示被動。[16]跋(bá拔):踩。躓(zhì至):絆。語出《詩經·豳風·狼跋》:“狼跋其胡,載疐其屃。”意思說,狼向前走尌踩著頷下的懸肉(胡),後退尌絆倒在屃巴上。形容進退都有困難。輒:常常。[17]竄:竄逐,貶謫。南夷:韓愈於貞元十九年(803)授四門博士,次年轉監察禦史,冬,上書論宮市之弊,觸怒德宗,被貶為連州陽山令。陽山在今廣東,故稱南夷。[18]三年博士:韓愈在憲宗元和元年(806)六月至四年任國子博士。一說“三年”當作“三為”。韓愈此文為第三次博士時所作(元和七年二月至八年三月)。冗(rǒng茸):閒散。見:通“現”。表現,顯露。[19]幾時:不時,不一定什麼時候,也即隨時。[20]為:語助詞,表示疑問、反詰。[21]籲(xū虛):嘆詞。[22]杗(máng忙):屋樑:桷(jué覺):屋椽。欂櫨(bó lú博盧):鬥栱,柱頂上承托棟樑的方木。侏(zhū朱)儒:梁上短柱。椳(wēi威):門樞臼。闑(niè聶):門中央所豎的短木,在兩扇門相交處。扂(diàn店):門閂之類。楔(xiè屑):門兩旁長木柱。[23]玉劄:地榆。丹砂:朱砂。赤箭:天麻。青蘭:龍蘭。以上四種都是名貴藥材。牛溲:牛层,一說為車前草。馬勃:馬屁菌。以上兩種及“敗鼓之皮”都是賤價藥材。[24]紆(yū迂)餘:委婉從容的樣子。妍:美。卓犖(luò落):突出,超群出眾。校(jiào較):比較。[25]孟軻好辯:《孟子·滕文公下》載:孟子有好辯的名聲,他說: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意思說:自己因為捍衛聖道,不得不展開辯論。轍(zhé哲):車輪痕跡。[26]荀卿:即荀況,戰國後期時儒家大師,時人尊稱為卿。曾在齊國做祭酒,被人讒毀,逃到楚國。楚國春申君任他做蘭陵(今山東棗莊)令。春申君死後,他也被廢,死在蘭陵,著有《荀子》。[27]離、絕:都是超越的意思。倫、類:都是“類”的意思,指一般人。[28]繇:通“由”。[29]靡:浪費,消耗。廩(lǐn凜):糧倉。[30]踵(zhǒng腫):腳後跟,這裏是跟隨的意思。促促:拘謹局促的樣子。窺:從小孔、縫隙或隱僻處察看。陳編:古舊的書籍。[31]財賄:財物,這裏指俸祿。班資:等級、資格。亡:通“無”。庳(bēi卑):通“卑”,低。前人:指職位在自己前列的人。瑕(xiá俠):玉石上的敤點。疵(cī雌):病。瑕疵,比喻人的缺點。如上文所說“不公”、“不明”。杙(yì亦):小木樁。楹(yíng盈):柱子。訾(zǐ紫):譭謗非議。昌陽:昌蒲。藥材名,相傳久服可以長壽。豨(xī希)苓:又名豬苓,利层藥。這句意思說:自己小材不宜大用,不應計較待遇的多少、高低,更不該埋怨主管官員的任使有什麼問題。

范文九:韩愈《进学解》阅读答案 投稿:雷鰬鰭

业精于勤,荒于嬉①;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贤②相逢,治具毕张③。拔去凶邪,登崇畯良④。占小善者率以录⑤,名一艺者无不庸⑥。爬罗剔抉⑦,刮垢磨光⑧,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⑨?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⑩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

注释:①嬉:游戏,马虎。②圣贤:圣君贤臣。③治具毕张:治国策略都具备了。④登崇畯(jn)良:重用贤能。⑤占小善者率以录:有小特长的人都被录用。⑥庸:用。⑦爬罗剔抉(ju):认真鉴别筛选。⑧刮垢磨光:细心培养锻炼。⑨不扬:不被重视宣扬。⑩有司:主管部门。

(1)韩愈认为学业发展、品行修炼成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请用一句原文回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当学业遭遇挫折时,总有同学把责任推给客观因素,结合《送东阳马生序》和《进学解》两个片段,谈谈你的看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答案:

(1)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2)略

范文十:(明)宋克草书韩愈进学解 投稿:沈乐乑

草书 进学解

纸本 纵 31.3 厘米 横 467 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国子先生晨入太学,召诸生立馆下,诲之曰: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方今圣 贤相逢,治具毕张。拔去凶邪,登崇俊良。占小善 者率以录, 名一艺者无不庸。 爬罗剔抉, 刮垢磨光。 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诸生业患不能精, 无患有司之不明; 行患不能成, 无患有司之不公。 ” 言未既, 有笑于列者曰: “先生欺余哉!弟子事先生, 于兹有年矣。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 于百家之编。记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其玄。 贪多务得,细大不捐。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 年。先生之业,可谓勤矣。抵排异端,攘斥佛老; 补苴罅漏,张皇幽眇。寻坠绪之茫茫,独旁搜而远 绍;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先生之于儒, 可谓有劳矣。沈浸浓郁,含英咀华;作为文章,其 书满家。上窥姚姒,浑浑无涯;周《诰》殷《盘》 , 佶屈聱牙。 《春秋》谨严, 《左氏》浮夸; 《易》奇 而法, 《诗》正而葩。下逮《庄》 《骚》 ,太史所录; 子云、相如,同工异曲。先生之于文,可谓闳其中 而肆其外矣!少始知学,勇于敢为。长通于方,左 右俱宜:先生之于为人,可谓成矣。然而公不见信 于人, 私不见助于友。 跋前致 (踬) 动辄得咎。 后, 暂为御史,遂窜南夷。三年博士,冗不见治。命与

仇谋,取败几时!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 头童齿豁, 竟死何裨?不知虑此, 而) ( 反教人为! ” 先生曰: “吁!子来前。夫大木为杗,细木为 桷。 欂栌侏儒, 椳闑扂楔, 各得其宜, 施以成室者, 匠氏之工也。玉札、丹砂,赤箭、青芝,牛溲,马 勃,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医(师) 之良也。登明选公,杂进巧拙,纡余为妍,卓荦为 杰,校短量长,惟器是适者,宰相之方也。 昔者孟轲好辩,孔道以明。辙环天下,卒老于 行。荀卿守正,大论以兴。逃谗于楚,废死兰陵。 是二儒者,吐辞为经,举足为法。绝类离伦,优入 圣域,其遇于世何如也? 今先生学虽勤而不繇其统, 言虽多而不要其中。 文虽奇而不济于用,行虽修而不显于众。犹且月费 俸钱, 岁糜廪粟。 子不知耕, 妇不知织。 乘马从徒, 安坐而食。踵常途之役役,窥陈编以盗窃。然而圣 主不加诛,宰臣不见斥,兹非(其)幸欤?动而得 谤,名亦随之。投闲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财贿 之有无,计班资之崇庳。忘己量之所称,指前人之 瑕疵。是所谓诘匠氏之不以杙为楹,而訾医师以昌 阳引年,欲进其豨苓。 ” 时至正己丑七月廿八日 东吴宋克

书于南宫里

字典词典最美的时光桐华小说最美的时光桐华小说【范文精选】最美的时光桐华小说【专家解析】两学一做强化宗旨意识两学一做强化宗旨意识【范文精选】两学一做强化宗旨意识【专家解析】纪律行动学习心得纪律行动学习心得【范文精选】纪律行动学习心得【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