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和他的孩子们_范文大全

农夫和他的孩子们

【范文精选】农夫和他的孩子们

【范文大全】农夫和他的孩子们

【专家解析】农夫和他的孩子们

【优秀范文】农夫和他的孩子们

范文一:男孩和农夫 投稿:谭迸迹

  宁愿抢球      有个小男孩很喜欢打球,乖乖地等了一年,生日的时候终于等到属于自己的球。小男孩高兴得不得了,便邀了邻居小朋友到操场去玩。可惜小男生技术欠佳,大半的时候球都在别人手上。而那些半大不小的玩伴,也没想到偶尔该让球主人摸一下球。   第二天小男生挣扎又挣扎,决定自己一个人去球场玩,不再吆喝邻居小朋友了。这么一来,除了捡球的时刻之外,从头到尾,球都在小男生的手里。   那天回家,小男生心里一直想不通,明明没有人跟他抢球,明明玩球的时间多了好多,为什么玩起来比前几天更没意思呢?   第三天、第四天,小男生还是一个人去玩。   第五天,小男生想通了,一个人守着一个球,其实是最无趣的。挣扎了又挣扎,他终于决定冒着抢不到球的风险,重新找邻居一起玩。      萨特名言      听过“萨特”这个外国人的名字吗?这位法国现代小说家说过一句话:“一个有限的点,若找不到一个无限的点落脚,它就毫无意义。”   当一个人的目标、一个人的愿望,仅仅停留在“自我”的层面时,目标完成的那一刻、愿望达到的那一分钟,“不过如此”的感觉,几乎是和兴奋同时浮出的。   只有当一个人的目标和愿望,跨越出“自我”的桎梏,才体会得到什么叫超越。就像那个小男生,重新和玩伴共享簇新的皮球时体会到的一样。   原来,一个人完成自我,并不是紧紧地抓住自己;原来,一个人的完成自我,是必须经过别人、透过别人,和别人一起完成的。      优种玉米      有个胸怀大志的农夫,不满意自己的收成。他听说有新的玉米品种,便买了种子来种,结果收成很好。隔邻农友羡慕,请他卖些种子给自己,农夫怕失去竞争优势,一点儿都不肯卖。第二年,收成退步;第三年,又更减少。农夫终于找出了原因,原来,他的优质玉米接受了隔邻田中劣等玉米的花粉。      人性的定律,在这一点上,竟不期然地和大自然的定律相呼应:“保护自己的,终究要失去自己;舍去自己的,最后是成全了别人还有自己。”

范文二:农夫和他的孩子们阅读答案 投稿:武誩說

阅读。

农夫和他的孩子们

  有一个农夫,非常勤劳,他种了一大片葡萄园。可他的几个儿子却很懒(lǎn),一直到长大成人,还不懂怎样种地。农夫心里很着急,可一直没有什么好办法。

  农夫老了,还得了重病。临终的时候,他终于想出了一个能让孩子们勤劳起来的办法。

  他把孩子们叫到病床边,说道:“我辛苦了一辈子,就是为了给你们留下一点东西,不然像你们这个样子,以后怎么生活呢?告诉你们,葡萄园里有个地方埋着我一生积攒(zǎn)下来的财宝。”

  农夫死后,几个儿子用犁(lí)和锄(chú)头把葡萄园全部翻了一遍,他们没有发现任何一件值钱的东西。他们都在想:父亲绝对不会欺骗自己的孩子,但是,那些财富到底在哪儿呢?

  秋天到了,新翻过的葡萄园给他们带来了比往年多几倍的收成,他们卖了很多的钱。这时,他们终于明白了父亲给他们留下的财宝是什么。

  这就是说,勤劳是人的最大财富。

1.辨字组词。

真(  )遍(  )部(  )辛(  )

直(  )篇(  )陪(  )幸(  )

2.根据短文内容判断对错,对的打“√”,错的打“×”。

(1)农夫非常勤劳,他的孩子们却很懒。(  )

(2)农夫把自己一生积攒的财宝偷偷埋进了葡萄园。(  )

(3)几个儿子把葡萄园全部翻了一遍,因为他们一直知道勤劳是人的最大财富。(  )

(4)新翻过的葡萄园比往年多了好几倍的收成。(  )

3.选字填空。

圆 园

(1)几个儿子把葡萄(  )全部翻了一遍。

(2)校门口有一个(  )形的大花(  )。

哪 那

(3)天快黑了,你要去(  )儿?

(4)(  )些财宝到底在(  )儿呢?

买 卖

(5)葡萄园的收成比往年多几倍,他们(  )了很多钱。

(6)你手上拿的书是从哪儿(  )的?校门外的新华书店有(  )的吗?

阅读答案:

1.真假,直到;遍数,篇幅;部落,陪伴;辛苦,幸福(答案不唯一)

2.(1)√(2)× (3)× (4)√

3.(1)园 (2)圆 园 (3)哪(4)那 哪(5)卖(6)买 卖

范文三:姐夫,孩子不是你的 投稿:萧聀聁

  楔子

  睡眠严重不足的白双双打开门,还没反应过来,怀里就被塞进一个柔软的东西,低头,正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对上――

  “咿呀咿呀!”

  白双双瞬间僵硬,看着房东大婶:“大婶,这……”

  “好了,不用解释,大婶都明白,喏,这里还有你的一封信。”将地上的信塞进白双双手里,房东大婶扭着“水蛇腰”离开,边走边嘟囔,“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挺清纯的,连未婚生子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大婶走后,白双双一脸黑线地拆开信。

  ――四又,替我养孩子!

  看着信上张扬跋扈的几个字,白双双忍不住扶额,她老姐消失的这段时间难道就是在“造人”吗?

  低头与自家小外甥对视一眼,白双双眨了眨眼,瞬间萌了。

  而同一时刻,西郊别墅区的一座别墅内,神情冷峻的男人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婴儿和一封信微微皱眉。

  第一章

  某商场的儿童专柜。

  白双双乐此不疲地给自家小外甥换装兼照相。

  “小姐……”一脸黑线的服务员忍不住打断道,“我们这里是卖衣服的,不是提供衣服给您照相的。”

  收起手机,白双双抱起挥舞着小爪子的宝宝,笑眯眯道:“衣服总归是要试的,难道你们这儿不让试吗?”

  “不是……”问题是你到底买不买!

  似是看出服务员的想法,白双双抱着宝宝颠了两下,一边想着这臭小子又胖了,一边指着那些试过的衣服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们都不要。”

  服务员的笑由灿烂到僵硬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

  “对了,帮我照看一下。”说完,白双双将宝宝往服务员怀里一塞,一溜烟奔向了女卫生间。

  已经完全笑不出来的服务员低头看着怀里的宝宝……

  “噗――”宝宝很给面子地吐了个奶泡。

  ……

  白双双从卫生间出来,专柜里只有自家宝宝在婴儿座内挥舞着胖手,却不见那个服务员。

  “太没有职业道德了!”白双双抱起宝宝愤愤道,好在今天收获还不错,那几套衣服都挺好看的,当然价钱也相当贵……不过嘛,翻开自己的手机,白双双顿时笑得贼兮兮,天朝有一个地方叫“淘宝商城”,有一种东西叫“高仿”。

  正当白双双想着如何以最低价买到最好质量的衣服时,陡然眼前一暗,数十双黑色皮鞋围攻了她的白色运动鞋。

  白双双低下头,往左移了几步,就见那十几双黑皮鞋也同样移了几步。

  抬起头,白双双眯着眼看着这群身高超过一米八的黑衣人:“麻烦让让。”

  黑衣人不动声色,齐刷刷地向两侧让开,一个男人缓缓走了出来。

  白双双的眼角抽了抽――这位大叔,你是总裁文看多了吗,什么帅酷狂霸拽都是用来骗纯情小女生的!

  “先生,就是她抱走的小少爷。”男人身边的女人开口道。

  白双双忍不住翻白眼,小少爷?她还夫人呢!

  骆一尧挑着眉看着不及自己肩高的白双双,一双眸子暗如子夜,透不出任何情绪。

  “这位小姐,请你将小少爷交出来。”

  白双双看着眼前妆容精致的女人,又看了看那个始终一言不发的男人,微笑:“我想你们可能搞错了。”

  “小姐!”女人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见男人微微蹙眉,她柔和了声调道,“小姐,您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了,我们有理由报警。”

  “笑话!”白双双举着宝宝道,“看清楚了,这是我家的宝宝,别自己生不出孩子就想抢别人的孩子!”

  “你!”女人气急,刚想说什么,就见男人向前走了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白双双。不承认自己被大叔气场煞到的白双双挺了挺胸,与之对视。

  “小、小姐!”之前的服务员跑过来道,“小姐,您忘了您的……”

  白双双瞪大了眼睛看着服务员怀里的宝宝,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居然一模一样!而且,很明显,自己真的抱错孩子了!

  第二章

  男人、咖啡、空白支票。

  狗血情节三大元素。

  白双双的视线扫过支票,在男人身上停留了片刻后下移定格在了坐在婴儿车内的“小少爷”身上。

  两个宝宝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估计她老姐自己都搞不清楚。

  想了想,白双双抬眸看着男人,冷峻的眉眼与宝宝有几分相似,再加上白家的双胞胎基因,白双双几乎可以猜出整个剧情――无非就是这个男人被她老姐“用”完就扔,然后再给他一个宝宝作为补偿。

  以她老姐的性格,完全做得出这种事情。

  想到这儿,白双双不禁多看了这个男人几眼――这样的男人,老姐也能说扔就扔?

  小巧的脸,削尖的下巴,天生的笑唇以及那双与宝宝相似的大眼睛,不可否认,这女人拥有一副讨人喜欢的面孔。

  不动声色地打量了白双双几眼后,骆一尧冷不丁出声道:“支票你拿走,孩子归我。”

  白双双眯着眼不说话。

  骆一尧轻轻叩了叩桌面,跟随他多年的姚玲知道自己BOSS的耐心快用完了,赶紧开口道:“小姐,我劝你还是放弃孩子吧。”

  斜眼看了一眼姚玲,白双双转眸,一瞬不瞬地盯着骆一尧,笑眯眯道:“大叔,你这是‘买卖人口’。”

  挑了下眉,骆一尧看了一眼乖乖坐在白双双怀里的宝宝,道:“他是我们骆家的种。”

  “噗――”白双双一口饮料喷了出来,这大叔真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惊人啊。

  擦了擦嘴,白双双刚想开口,就见自己怀里的宝宝动作迅速地爬上桌,目标――桌子对面的“小少爷”。

  “咿呀咿呀!”

  “咿呀咿呀!”

  兄弟二人隔桌相望,口水直流。

  白双双扶额――宝宝,怎么这么快就投降敌方呢?

  骆一尧的视线从双胞胎的身上移到白双双的脸上,捕捉到她嘴角隐现的笑意,黑眸微闪:“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伸手抱住宝宝,白双双仰起下巴,不怀好意道:“是不是你们骆家的种还真不一定,但是,这两个小家伙却是从我们白家女人的肚子里出来的,倒不如,我给你钱,你把另一个宝宝给我。”

  说着,白双双啪的一声,万分豪气地往桌上拍了――十块钱。

  姚玲眼角抽了抽,看向自家BOSS,却不料自家BOSS不但没有生气,眸底反而透出几分玩味。

  这可是第一次有女人敢跟他讨价还价,骆一尧微微勾唇,沉声道:“你难道就不是在买卖人口?”

  被反将一军的白双双愣了一下,却不留神手一松,怀里的宝宝再次爬上桌,就听刺啦一声,那张支票在宝宝手里“英勇就义”了。

  “啪啪啪――”宝宝拍着手,自顾自傻乐。

  “啪啪啪――”一桌之隔的“小少爷”同样拍手。

  白双双看着“残破”的支票,只想说一句――撕毁的支票不会算在她头上吧。

  看着白双双一脸肉痛的神情,骆一尧眸底流露出一丝异样的情绪:“看来我们今天是达不成协议了。”

  白双双挑眉:“不是今天,是永远。”

  略带深意地看了一眼白双双,骆一尧勾唇:“但愿你下次还能这么说。”说完,转身离开。

  对着骆一尧的背影做了个鬼脸,白双双揉着自家宝宝的头,嘟囔道:“闷骚大叔神马的最不可爱了!”

  抱起宝宝,白双双准备离开,却被服务员拦住去路:“小姐,不好意思,麻烦您付一下咖啡钱以及饮料钱。”

  “@#%……”碍于宝宝在场,白双双自动将国骂转为火星语。

  而在咖啡店外,一辆黑色迈巴赫驶过,单面车窗缓缓降下,骆一尧看着店内白双双气急败坏的神情,上扬的嘴角一闪而逝――下次,他不介意“买”小“赠”大。

  第三章

  自那之后,白双双试图联系她老姐,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看着在那儿自顾自玩耍的宝宝,白双双不由得想到另一个宝宝,然后就不可抑制地想到宝宝的爸爸。

  想起之前在商业杂志上看到的有关男人的报道,白双双戳着宝宝的小脸:“宝宝,一入豪门深似海,你还是跟着小姨吃糠喝稀吧。”

  “咿呀咿呀。”宝宝挥舞着小胖爪要抱抱。

  一阵敲门声响起。

  白双双放下宝宝,起身开门,就见房东大婶笑得一脸和蔼道:“小白啊。”

  白双双眼角抽了抽,自从她“未婚生子”,房东大婶看她的眼神就不对劲,现在笑成这样肯定没好事。

  听完房东大婶说完来意后,白双双就忍不住翻白眼,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她因为“未婚生子”“破坏风气”被驱逐了

  白双双低头看了看宝宝,无奈道:“宝宝,看来我们真的要‘吃糠喝稀’了。”

  身后拖着箱子,身前挂着宝宝,白双双一边咒骂房东,一边打喷嚏。

  揉了揉鼻子,白双双自言自语道:“早知道就应该把那张支票收下,反正你那便宜老爸有的是钱,是不是啊,宝宝?”

  “咿呀咿呀!”宝宝挥舞着胖手,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停在两人身边。

  白双双愣了一下,刚想教训宝宝在路上不要随便招手,就见车窗降下,露出骆一尧清冷的面容:“上车吧。”

  白双双连忙抱紧宝宝,一脸警惕地看着骆一尧:“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这可是大街上……阿嚏!”

  看着白双双微红的鼻子,骆一尧眸色一深,快步打开车门下车,将白双双一把拉进车里。

  “你不要乱来,我告诉你,我会叫的。”白双双护着身前的宝宝挣扎道。

  轻柔却不失力道地将白双双按在座位上,骆一尧俯身,低声道:“你再动,我就不敢保证会做些什么了。”

  感觉到白双双身子僵硬了一下,骆一尧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嘴上却冷讽道:“你就这样带着宝宝在街上吹风?”

  白双双有些心虚,但仍然紧紧地护住宝宝。

  骆一尧挑了挑眉,将身边婴儿车内的“小少爷”抱在身前。

  两个宝宝立即“咿呀咿呀”地开始交流。

  一瞬间,白双双有一种“一家四口”的感觉,呸呸,她才不要和大叔搅和在一起,更何况这个大叔还是她老姐“用”过的二手货。

  骆一尧的视线扫过白双双微红的耳尖,黑眸一暗。

  白双双知道男人有钱,但是,这也太它喵的有钱了!

  低头看着宝宝,白双双喃喃道:“宝宝,你现在是小土豪了。”

  骆一尧回头看了一眼白双双,眉峰轻扬:“进来。”

  “哦。”白双双抱着宝宝,战战兢兢地踏进上个厕所都有可能迷路的“大房子”!

  “每天至少打扫一次房间,两个宝宝都归你管,做饭不用你,有专门的阿姨……”

  骆一尧淡淡道,就听身后的脚步声一顿,回头,就见白双双睁大了眼睛道:“你说什么?”

  “要我再重复一遍?”骆一尧微微眯眼,对于她,他不介意多一点耐心。

  “我……”

  骆一尧勾唇:“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让你白住在这里?”

  “我是……”白双双说了一半止住话语,她确实什么都不是。

  “或者,你打算出房租?”骆一尧微微低头,一双黑眸紧紧锁住白双双乍红乍青的脸。

  “房租?!”

  “你觉得,多少房租合适?”骆一尧饶有兴趣道。

  环视了一周,白双双吞了吞口水,她就是把自己卖了也付不起,不对,她已经把自己卖了!宝宝,为了你,小姨可是“卖身”为奴了。

  第四章

  白双双很郁闷,她的两个小外甥都是“富二代”,为什么她却成了保姆?

  “咿呀咿呀!”

  双胞胎不合时宜地出声。

  白双双怒瞪着双胞胎,越看越觉得这两个臭小子长得像他们那个闷骚老爸!

  拖拖拖!

  我拖拖拖!

  拿着拖把,白双双发泄着怒气,拖着拖着,就见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眼前,微微抬头,就见骆一尧微低着头,散落的额发柔和了他冷硬的面容,平添出几分慵懒。   心神一晃,白双双连忙低头,闷着声音道:“大叔,请‘高抬贵脚’。”

  大叔?

  骆一尧皱了皱眉,他不是第一次听她叫他大叔,但这一次却有些刺耳,想起两人之间的身份差异,骆一尧的黑眸闪过一丝恼怒。

  “哇!”

  “哇!”

  哭声二重奏打破了沉闷的气氛,白双双连忙放下手中的拖把奔过去,抱起双胞胎之一查看,却不料另一个也扯开了嗓门哭号,急得她不知道该抱哪个。

  “我来。”骆一尧低沉的声音响起。

  白双双呆呆地看着骆一尧皱着眉却不失温柔地替宝宝换尿布,扑哧一声笑了。

  骆一尧侧首看她。

  白双双赶忙低下头,专心替另一个换尿布,等她换好尿布,一抬头,就见骆一尧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不自在地移开视线,白双双就感觉那一刹那她仿佛被那双淡然的黑眸吸住了心神……

  暖光打在骆一尧俊美的侧脸上,明暗交叠下,少了几分冷硬,多了几分柔情。

  仔细翻看着手中有关白双双的资料,骆一尧忍不住蹙眉,然后啪的一声合上了文件夹,黑眸深处一丝隐忍的情绪一闪而逝。

  客厅里,被两个小祖宗搞得筋疲力尽的白双双四叉八仰地躺在沙发下的高级地毯上,而那对双胞胎也有样学样地睡在了她身侧的摇篮里。

  骆一尧看着这一大两小,眼底浮起淡淡的笑意,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宝宝,他随后弯下腰抱起白双双向客房走去。

  窝在骆一尧怀里的白双双似是不舒服地动了一下,嘟囔道:“宝宝,别闹了……”

  骆一尧低笑了一声,这丫头还真是。

  将白双双放到床上,骆一尧正准备抽身,却被白双双一把揽住了脖子。

  骆一尧一愣,盯着白双双毫无防备的睡颜,心底升起一股暖意,他缓缓低头,就见白双双张了张嘴,低喃道:“大叔……”

  这一声“大叔”让骆一尧不自觉柔和了黑眸,但白双双的下一句“臭男人”却让他一怔,随即眼神危险地盯着她那双微启的红唇。

  就在此时,客厅里传来哇的一声,白双双瞬间睁眼,眼前放大的俊颜让她一愣。

  “哇――”

  宝宝的哭声渐大,白双双连忙下床奔向客厅。

  骆一尧走出客房,眼神复杂地看着白双双哄宝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他不知道是该庆幸宝宝们的打扰,还是该骂一声“damnit”,他们……不,是他有些失控了。

  深深看了一眼白双双,骆一尧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关门。

  白双双心不在焉地哄着宝宝,无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他刚才是要……吻她?

  “我一定是没睡醒……”嘟囔了一句,白双双继续哄宝宝,哄着哄着,再次睡在了地毯上,但第二天她却是在床上醒来的。

  看着床旁婴儿床内的双胞胎,白双双睁着眼看着天花板,良久,将手轻轻覆在胸口处,感受着心跳,脸上挂起一抹苦笑――她居然对姐姐的“男人”的动心了。

  第五章

  看着挂在衣帽架上的香槟色小礼服,白双双的嘴角不住上扬:“真是土豪作风,不过……”她喜欢!

  乐滋滋地拿着小礼服在身上比画,白双双忍不住转圈,然后扑通一声,她把自己绊倒了。

  摔蒙了的白双双抬头,就看见骆一尧倚着门正看着她,黑眸里笑意一闪而逝。

  白双双强装镇定地起身与骆一尧对视。

  “喜欢吗?”骆一尧淡淡道。

  在心底偷笑的白双双面上平静道:“想用件衣服就收买我?”

  “当然不是。”骆一尧上前一步从白双双手中抽走小礼服,道,“是借。”

  白双双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自作多情了……

  看着白双双的小脸乍红乍绿,骆一尧忍不住伸手一捏,下一秒白双双就蹿出几米远,眼睛瞬间睁大,这、这、这是调戏吗?!

  淡定地收回手,骆一尧道:“明天跟我去参加一个宴会。”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脸颊上残留的触感在心底逐渐放大,大到白双双想忽视都无法忽视,微微低头,白双双拿起那件被骆一尧留下的礼服,轻轻摩挲着……

  白双双觉得自己很苦逼,难得出席一次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宴会,却带着两个拖油瓶。

  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抱着奶瓶喝得不亦乐乎的双胞胎,白双双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断了。

  破宴会!居然禁止婴儿车进入,婴儿车怎么危险了,那些十厘米的细跟高跟鞋才是真凶器!

  兀自怨念的白双双陡然觉得自己怀里一轻,抬头就见骆一尧面无表情地从她怀里抱走一个,动作熟稔无比,隐隐透出些亲昵。

  白双双看着骆一尧身后那个瞬间变色的女人,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了骆一尧一眼。

  骆一尧神情冷然,心底却在期待白双双的反应。

  “尧,这位小姐是?”白双双亲昵地挽着骆一尧,笑容甜美道。

  女人一愣,看着两人亲密的样子以及与两人有几分相似的Baby,神情一暗道:“没想到骆先生已经结婚了。”

  骆一尧挑眉,不承认也不否认。

  女人不甘地看了一眼白双双后愤愤离开。

  白双双仰了仰下巴,拉仇恨什么的完全没有压力!

  “你刚才叫我什么?”骆一尧低眸看着白双双,沉声道。

  白双双眨了眨眼,这是不高兴的节奏吗?

  骆一尧微微低头,缩短了两人的距离,温热的气息将白双双包围:“再叫一声,嗯?”

  眨眼,再眨眼,白双双觉得脸有些发热,然后――

  “啵!”

  被白双双举高的宝宝与自家老爹来了个亲密接触。

  骆一尧愣了一下,随即眼神危险地看着白双双,白双双瑟缩了一下,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瞬间一怔――老姐?!

  看着白双双发怔的神情,骆一尧皱眉,转过身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见一个他同样熟悉的身影匆匆离去。   黑眸一缩,骆一尧不动声色地移动身子挡住了白双双的视线,低声道:“我们回去了。”

  “啊?哦。”

  有些失神的白双双抱着宝宝跟在骆一尧身后,错过了骆一尧转身那一刹那的懊恼表情――该死的!那家伙为什么这个时候回来?

  第六章

  “姐,你回来了?”

  “我再不回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姐,你在说什么?”

  “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把我的孩子还有男人还回来!”

  “姐!”

  白双双看着自家老姐狰狞的面容,不知为何有些心虚,她下意识地退一步,却撞到了一个人。她回头就见骆一尧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刚想开口,就见骆一尧越过她直直地走向她老姐,两人相拥的画面刺痛了她的心……

  “大……大叔!”她伸出手想要拉住大叔,却见老姐转过身,扬手――

  “啪!”

  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白双双自梦中惊醒,她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出神……伸手摸了摸脸颊,啊,这触感也太真实了!

  “啪!”

  又一下!

  白双双侧首看了一眼,就见双胞胎在自己身侧睡得万分豪迈,时不时地踢个小腿,呼个小巴掌什么的。

  罪魁祸首找到了,白双双眨了眨眼,忽然觉得另一侧也有些异样,回头,梦中的俊颜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吓得白双双倒吸一口冷气。

  骆一尧蹙了蹙眉,白双双赶忙捂住嘴,觉得无比苦逼,这真是前有狼后有……小狼。

  看着骆一尧眼底淡淡的黑影,白双双心底一软,自从那次在宴会上瞥见自家老姐,她就时常走神,照顾宝宝的任务大部分都落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很难想象在商场上杀伐果断的男人也有手忙脚乱的一面。

  鬼使神差地,白双双伸手在空中描绘着男人的脸部线条,从冷硬的眉峰到高挺的鼻梁,再到削薄的唇……

  “嗬――”白双双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别闹!”骆一尧似是无意地低喝了一声,然后伸手一挥,准确地逮住了白双双的手,然后攥紧,紧紧压住。

  手中传递出的温暖让白双双一愣,随即放松了身子,陷入睡眠。

  下一秒,骆一尧缓缓睁开眼,一双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白双双的睡颜,削薄的唇勾起一抹心满意足的弧度。

  待白双双再一次醒来,身边只剩下那对双胞胎,唯一证明骆一尧的出现不是梦的就是她身侧那凌乱的床单。

  手机铃声的响起让白双双一惊,她手忙脚乱地找到手机接听,就听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命令式语句――

  “今天下午三点,你家门口的咖啡屋,敢让我等一分钟试试!”

  从接起到挂断不到三十秒,白双双心想自家老姐的说话方式越来越……简单扼要!

  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白双双大惊――两点二十五!如果是以前,她绝对会磨蹭到两点五十五出门,但问题是现在她“寄宿”在别人家里,而这里距她家足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神呐!她一定会被她老姐凌迟的!

  白双双推着婴儿车战战兢兢地推开咖啡屋的门,一眼就看见自家老姐挑着眉看着自己。

  “姐……”

  白双双走过去弱弱地开口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姐?”白又又看了一眼婴儿车内的双胞胎,不动声色道,“你见过骆家的那个笨蛋了?”

  骆家的笨蛋?

  白双双有些蒙,骆家的笨蛋是指……大叔?!

  看白双双一脸茫然的样子,白又又愣了一下:“这个孩子难道不是你从姓骆的手里拐来的?”

  白双双缩了缩脑袋,真实的情况应该是她手里的宝宝被拐了过去。

  “姐……”

  白双双刚开口,就见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兴奋道:“又又!我终于找到你了。”

  白家两姐妹同时看向来人,相似的两张面孔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表情,一个惊讶,一个恼怒。

  “你来干什么?!”白又又看着男人没好气道。

  男人不接话,对着白双双笑了笑道:“这位一定是妹妹吧,你跟你姐姐长得真像。”

  “谁是你妹妹!”

  白家姐妹一致对外道。

  男人摸了摸鼻子,一双桃花眼在看见婴儿车内的双胞胎后就愣住了:“这、这是什么情况?孩子怎么成两个了?我明明把孩子……”

  还没等男人说完,白又又立即捂住男人的嘴,然后拖着男人快步离开了。

  白双双傻愣愣地看着两人消失,微微皱眉,孩子?而且,那个男人看起来有些眼熟,在哪儿见过呢?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白双双没有注意到店外缓缓驶过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

  第七章

  被自家老姐弄得一头雾水的白双双回到别墅,一进门,就看见骆一尧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散落着文件夹以及……烟头?

  “你抽烟了?”

  白双双惊讶道,因为宝宝,她几乎没见过骆一尧在家里抽烟。

  抬眸看了一眼白双双,骆一尧猛然起身,快步走向她。

  身高的差异让白双双感到一股压力油然而生,尤其是男人冷淡的表情,和初次见面时一模一样。

  “怎么了?”

  白双双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你去了哪里?”骆一尧冷声道。

  白双双怔了一下,眼神不自在地闪了一下:“我……我就带着宝宝们出去随便转了一圈。”潜意识里她并不想让骆一尧知道她老姐回来了。

  “是吗?”

  骆一尧冷冷道,然后拿起茶几上的文件夹摔到了白双双眼前。

  低头看了一眼文件夹里散落出来的照片,白双双愣了一下,这是……她?

  “你调查我?”白双双怒道。

  冷哼了一声,骆一尧轻蔑道:“想凭着孩子进入骆家的,你不是第一个,却是最笨的一个,居然想脚踏两只船?”   什么?!

  白双双有些蒙,但下一秒,她就被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群黑衣人“有礼貌”地“请”了出去。

  看着紧闭的大门,白双双先是傻了,继而愤怒了――他当她是什么,以为她是为了钱吗?她之所以住在这里,是为了宝宝,绝对不是为了这个自私自利冷血无情的臭男人!

  骆一尧眼神阴鸷地看着大门,然后转身上了楼,散落一地的照片上除了白双双还有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身无分文无处可去的白双双在骆一尧的别墅门口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窝着,眼前不断闪现她与骆一尧相处的画面。抽了抽鼻子,压抑住眼底的酸楚,白双双开始回想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被“赶出门”,似乎是因为那些照片……

  照片?白双双猛然一惊,她终于想起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照片上的人似乎不是她,而是她老姐!

  “哇!”

  “哇!”

  夜空中,两道响亮的哭声将白双双从纷乱的思绪中拉回,是宝宝们在哭吗?

  白双双猛然起身,顾不得酸麻的双腿,敲门喊道:“让我进去看看宝宝!骆一尧!让我进去!”

  喊了半晌,门终于打开了,白双双一把推开脸色不怎么好看的骆一尧就往里面冲。

  骆一尧看着白双双单薄的衣服,皱眉――她就这样在外面待了半宿?

  那对双胞胎似乎是感觉到了白双双的到来,哭声由大到小,最后小小抽噎了几下后睡着了。

  看着宝宝们睡熟了,白双双突然感觉到一阵无力,身子一软,眼看就要倒在地上,下一秒,就被骆一尧捞进怀里。

  伸手探了一下白双双的额头,骆一尧神情复杂地看着白双双,她明明就和其他女人一样想利用孩子进入骆家,为什么他就是对她狠不下心,犹豫了一下,骆一尧打电话让司机准备车去医院。

  终章

  “四又!”

  白又又风风火火地推开病房的门,扑向了昏睡在病床上的白双双。

  骆一尧皱眉,刚想拉开白又又,却在看清楚她那与白双双相似的面容后一愣,他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虽然是两张相似的面容,但白又又比白双双多了几分艳丽,两人在一起一对比就能看出不同来,而那天照片里与骆晓阳亲密的人也不是白双双,而是白又又。

  “小叔?”

  随后进来的男人看见骆一尧后也是一怔,脱口道。

  骆一尧看了一眼男人,又看了看白又又,冷冷道:“骆晓阳,我有话问你,跟我出来。”

  白双双颤巍巍地睁开眼,在看清楚目前“三足鼎立”的情况后,决定还是再晕过去吧,姐、姐夫、“小三”,这是什么神一样的组合啊?

  “四又,你敢再闭眼试试!”

  “地狱魔女”发话了,白双双眨着眼,可怜巴巴道:“姐。”

  “四又,给我解释一下。”白又又指了指在一旁散发冷气的骆一尧,淡淡道。

  “那个,姐,姐夫他……”

  “你说谁是姐夫?”白又又冷笑道。

  白双双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骆一尧,缩了缩脑袋,老姐不要大叔,她要,但这话她绝对不敢说,因为她会被她老姐打死的。

  “妹妹,我才是……”骆晓阳忍不住插嘴道,他才是正主啊!但被白又又瞪了一眼后,他就讪讪地闭嘴了。

  “你是猪脑子啊!”白又又看着白双双迷糊的样子,恨铁不成钢道。这丫头得笨到什么程度才看不出来自己认错“姐夫”了。

  “骆晓阳,把你的女人带走。”一直不发一言的骆一尧开口了。

  骆晓阳立即喜上眉梢:“是,小叔。”然后连搂带抱地将兀自挣扎的白又又拖出了病房。

  听着门外渐行渐远的打闹声,白双双眨眨眼,看着坐在自己床边的骆一尧。

  “对不起。”

  什么?白双双支起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和你姐姐长得很像。”

  废话!双胞胎当然长得像!

  “孩子不是我的。”

  哦哦!嗯?

  白双双一愣,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姐夫,不是姐夫……啊!她搞错了!

  看着白双双恍然大悟的表情,骆一尧低笑了一声,伸手轻轻触碰那微红的耳朵:“宝宝是晓阳跟你姐姐的,我们都搞错彼此的身份了。”

  “原来他才是姐姐说的‘骆家的笨蛋’,我还以为……”白双双猛然醒悟道。

  “你以为什么?”骆一尧语气危险道。

  “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白双双连忙捂住嘴,然后转移话题道,“我哪里看起来像生过孩子的?”

  “确实不像。”骆一尧忍笑道。

  还没等白双双得意,就听骆一尧紧跟着说了一句:“没胸没屁股。”

  白双双怒了,但转眼想起骆晓阳临走时的那句“小叔”,她眼睛一转,贼兮兮笑道:“叔公……”

  骆一尧脸一黑,眯着眼看着白双双,良久道:“我是叔公,那你就是小婶婆。”

  你才小婶婆,你全家都……嗯,婶婆?

  白双双瞪大了眼睛看着骆一尧,妄图从他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

  骆一尧一双黑眸溢出淡淡笑意,俯身,俯身,再俯身……

  良久,白双双红着脸道:“虽然我们都搞错了,但是我们还没扯平!”

  “嗯?”

  “你居然把我赶出了门!”

  “嗯。”

  “嗯?!”

  “那下次换你把我赶出门。”

  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白双双不厚道地嘿嘿笑了几声,然后,神情一凛道:“你居然对你的“侄媳妇”出手?”

  “我不在乎。”骆一尧挑挑眉道。

  大叔……你的节操掉了!

  白双双扶额,不过,她一样对“姐夫”动心了,所以……节操神马的,掉掉更健康。

  ……

  不过,新出炉的叔公婶婆还没开始享受二人世界,就双双被摆了一道。

  白双双和骆一尧看着门外的信和宝宝们,一个黑脸一个无力。

  ――小叔,我要去追寻我的爱情。

  ――四又,姐要去追寻我的爱情。

  ――所以,宝宝就交给你们了!

  抬头看了一眼骆一尧,白双双笑眯眯道:“大叔,和我一起养孩子吧!”

范文四:猴子和农夫 投稿:赖谶谷

  有一天,一个漂亮姑娘上山采野果子,被一个爬在树上的大猴子爱上了。从那以后,大猴子就日夜想念着姑娘。它发誓:“只要能娶到山下那位漂亮好看的姑娘作为妻子,姑娘家里人,要我做什么事儿,我都会答应去做。”  这天,大猴子准备好了一切,便下山去向农家姑娘提亲。路上,大猴子兴致勃勃,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姑娘家门口。它见姑娘家门关着,便用手“咚咚”敲门。  “谁呀?”姑娘的父亲在屋内问道。  “是我,老人家。”大猴子回答说。  农夫一听这声音不像是人在叫门,心里纳闷了。他又问道:“你究竟是谁,有什么事呀?”  大猴子压低声音,装作人说话的腔调:“农夫大伯,您别害怕,我是猴子,是来登门相亲的,请开门吧。”  农夫一听猴子说,是来相亲的,要娶他女儿做老婆,吓得浑身直打哆嗦,说:“不行,不行。我女儿是我掌上明珠,她不会嫁给你这个瘦猴子的,你快走吧。”  大猴子说:“农夫大伯,我真的爱上了您女儿,您女儿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天使,请您允许我娶她为妻吧。”  “哪有人嫁给猴子为妻的,这不是在把我女儿朝火坑里推吗?”农夫在心里说道。但门还是要开的。这时,农夫想出一个致死猴子的狠办法,他手握一把锋利的刺刀,准备打开门后,趁猴子不防备时,一刀把它刺死。随着“咯吱”一声门开,猴子进门后就跪地向农夫磕头如捣蒜地说:“农夫大伯,农夫大伯,猴儿我给您老人家磕头了,请您不要杀我好吧?”  农夫见大猴子这么客气、有礼,便扔下手中刺刀,说:“大猴哥哥,你误会了,我拿刀是准备杀鸡的,不是杀你的。你害怕什么?请坐,请坐,我给你泡茶拿吃的去。”  猴子没有坐,它迫不及待地问农夫:“老伯伯,请您答应我娶您女儿为妻好不?”  农夫没有正面回答猴子的提问,他奉承地说:“大猴哥哥,你是‘齐天大圣’的后裔,我们农家女儿不可高攀啊。”  “什么齐天大圣,前裔后裔,说白了,还不是个猴子。只要您老人家答应把女儿嫁给我,您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去做。”  “那好吧。”农夫灵机一动说:“我有一只大铁笼,多年没有使用了,里面攀满了蜘蛛网,你进去帮我打扫打扫可以吗?”  “可以,没问题。”猴子不知是计,它拎起条帚钻进铁笼就打扫起来。谁知,猴子刚钻进铁笼,农夫就“咔嚓”把铁笼门锁上。猴子成了“笼中鸟”,不仅上不了山,也不自由了。  不过,猴子欣慰的是,每天能看到农家的漂亮姑娘。

范文五:农夫的驴子 投稿:杨謕謖

2 0 1 4年第 3期 

・ 信 息广场 ・  

故事寓人 ・  

情 中飞快地跑开 了  

涪 数 外学

子  

管理心得 

生命 的旅程 中 , 我们难 免会陷入“ 枯井 ” 里, 各式各 样 

农夫的驴子 不小心掉进一 口枯井里。 农夫绞尽脑汁想  救 出驴子 , 但几个 小时过去 了, 驴子还在井里痛苦地 哀嚎 。  

的“ 泥沙” 倾倒在我们 身上 , 而想要从 “ 枯井” 脱 险的秘诀 就 

是: 将“ 泥沙 ” 抖落 , 再站到上面 !   生 活中所遭遇 的种 种 困难和挫折 就如 同倾 倒在我们 

最后 , 农 夫决定放 弃, 他认为驴子 已经老 了, 与其大 费  

周折地把 它救 出来, 还 不如 用土把 井填起来 , 解 除它的痛 

苦。  

身上的“ 泥沙” 。 然而 , 它们也是走 向成功的一块块 垫脚石 。  

以乐观 、 沉着 的态度面对 困境 , 助力往往潜藏其 中。只要我 

于是 , 农 夫和 邻 居 们 人 手 一 把 铲 子 , 将 泥 土 铲 进 枯 井 

们锲 而不舍地将 “ 泥沙 ” 抖落 , 并勇敢地 站上去 , 即使 是掉  落在最深 的枯井 中, 也能安然脱困。   人 生很短也很 长 , 有很多 的坎坷 沟渠 , 当你无法逾 越  的时候 , 不要 慌张 , 不要泄气 , 更不 要放弃 , 困难本 身就是  你 的垫脚石 , 转身你会发现 , 走 出竟 然可以这 么简单 , 多给 

自己点 勇气 。  

中。当驴 子意识到 自己的处境时 , 刚开始叫得很凄惨 , 但很 

快便 安静 了下来 。农夫好奇地探 头往 井底看 , 出现在眼前  的景 象令他 大吃 一惊 :当铲进 井里的 泥土落在驴子 身上 

时, 驴子将泥土抖落在一旁 , 然后站到铲进 的土堆上面!   就这样 , 驴 子便 得 意地 上升到 井 口, 在 众人惊讶 的表 

“ 我一看你修 长的小拇 指就  知道 , 将来你一定会是 纽约州 的 

句话 改变 学生的命运  皮 尔 ・保 罗 校

‘ ‘ 妙

回 春

州   句普通的话 , 改变了一  ’ ’  个 学 生 的 人 生 。 此 话 出 自 美 国 纽  

约大 沙头诺 必塔 小学 校长 皮尔 

保罗之 口, 话 语中的“ 你” 是指 当 

时一名调皮捣蛋 的学生 罗杰 罗尔斯 。 小罗尔斯 出生 于美 国纽 约声 名狼藉 的大沙头贫 民窟 , 这里环境肮脏 、 充满暴力 , 是偷  渡者和流浪汗 的聚集地 。 因此 , 他从小就受到 了不 良影 响, 读小学时经常逃学 、 打架 、 偷窃 。 一天 , 当他从又窗台上跳下 , 伸 

着小手走 向讲 台时 , 校长皮尔保罗将他逮个正着 。 出乎意料 的是 , 校长不但没有批评他 , 反而诚 恳地说 了上面 的那 句话并 

给予语重心长 的引导 和鼓

励 。  

当时的罗尔斯大吃一经惊 , 因为在他不长 的人生经历 中只有奶奶让他振奋过一次 , 说他可 以成 为五吨重的小船 的船  长。 他记下 了校长 的话并坚信这是真实的。 从那天起 , “ 纽约州州长 ” 就象一面旗 帜在他心里高高飘扬。 罗尔斯的衣 服不再 

粘满泥土 、 罗尔斯 的语言不再肮脏难听 、 罗尔斯的行动不再拖 沓和漫无 目的。 在此后 的 4 O多年间 , 他没有一天不按 州长 的 

身份要求 自己。5 1 岁那年 , 他终于成 了纽约州的州长 。  

陶行 知先生当校长的时候 , 有一天看到一位男生 用 

宽 容 的 力 量 

砖头砸 同学 , 便 将其 制止并叫他到校长办公 室去。当陶 

校长 回到办公室 时 ,男孩 已经等在那里 了。 陶行知掏 

同学 : “ 这是奖励你 的, 因为你 比我先到  陶行知先生 的四块糖 果  出一颗糖给这位 办公室 。” 接着他又掏出一颗糖 , 说: “ 这也是给你 的 , 我  不让你打同学 , 你立 即住手了 , 说 明你尊重我。”   男孩 将信将疑地接过第 二颗糖 , 陶先生又说道 : “ 据我了解 , 你打 同学是 因为他 欺负女生 , 说  明你很有正义感 , 我再 奖励你一颗糖 。” 这时, 男孩感动得哭 了, 说: “ 校长 , 我错了 , 同学再不 对 , 我  也不 能采取这种方式 。” 陶先生于是又掏 出一颗糖 : “ 你 已认错 了 , 我再奖励你一块 。我 的糖发完  了, 我们的谈话也结束 了。”  

范文六:狮子和农夫 投稿:钟菙菚

The lion and the farmer

An Indian farmer and his child were toiling in the fields. It was

almost dark by the time they had finished their work and the farmer said to the child, "Wow! It‟s getting dark! Quickly pack up the tools and run. Let‟s run quickly!"

“Relax. We‟re not far from home and we know the way home. Why are you in such a panic?” asked the child. “There‟s something you don‟t know. I‟m generally fearless. I‟m not afraid of tigers or lions. I‟m only afraid of the night. When the night comes, I‟m completely powerless. The night is most terrifying to me. I‟m really frightened of it. I can‟t stand it," answered the farmer.

It so happened that a lion was hiding nearby and overheard their conversation. “What‟s this thing called „the night‟? How could it be more fearful than I am? I must find out about it,” the lion mused as it moved closer to the farmer, hoping to learn more about this “night” that was even more frightening than itself.

Then darkness fell and the farsighted farmer couldn‟t see nearby objects clearly. He only saw the vague outline of an animal

approaching, thought it was the donkey he had recently lost, and beat the lion several times, saying, “I‟ve been looking for you all day. Where have you been? How dare you come back so late?”

“This is the end of me,” the lion thought with regret. “How could I have been so stupid as to come so close to this thing called „the night‟ that beat me just now? It‟s really horrifying. What should I do now?” As these thoughts flashed through the lion‟s mind, the

farmer again slapped it several times, urging it to go home with him. The petrified lion then obediently followed the farmer back to his house.

It was even darker when they reached home. Since the farmer continued to mistake the lion for his donkey, he tied it in a corner outside his house before he went to bed. That night, the lion stayed out in the cold, starving, petrified and not knowing what to expect of “the night” when morning dawned. It believed that the farmer was “the night.”

Early the next morning, before dawn broke, the farmer got up and took his “donkey” to the fields. On the way, another lion passed by and found it hilarious to see a lion obediently following a farmer. It then approached the captive lion and asked, “What are you doing? Why are you walking behind this man?”

“Shh! Keep your voice down and leave quickly. Don‟t you know that this being walking in front is something called „the night?‟ He‟s very terrible. Last night, he beat me and shackled me, leaving me cold

and starving the entire night. I have no idea where he‟s taking me now. Run along or your life will be in danger!”

After hearing this story, the other lion said, “You‟re incredible. You idiot! You‟re a lion, the king of animals! You‟ve been deceived! Just roar at him now and you‟ll know who is more terrifying.” The lion accepted his advice and roared loudly, so the farmer took a closer look. Now that the sky had become brighter, he saw that it was a lion. Wow! He bolted like lightning, and the lion was free again.

有一个印度的农夫跟他的小孩子出去耕田,耕完了地以后,天快要黑了,他就跟小孩说:“哇!天快黑了!不行、不行了!快收东西,快点走,我们赶快走吧!”

小孩说:“哎呀!你别紧张嘛!回家的路不远,而且我们也知道路,你干什么这么紧张呢?”农夫说:“不行啊!你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怕,我不怕老虎、不怕狮子,我最怕那个„晚上‟!只要„晚上‟一来,我就软趴趴。那个„晚上‟最恐怖了,我好怕、好怕,我受不了!”

刚好有一只狮子躲在旁边听到了,它就想:“这个„晚上‟是什么东西?它怎么可能比我还恐怖呢?我倒要试试看!”它就靠近农夫,想查看„晚上‟是什么种类的东西,竟然比狮子还要恐怖。

那个时候天已经黑了,那个农夫有老花眼,看不清楚,只看到一个动物跑过来靠近他,认为是他那头刚走掉的驴子,就打它几下,说:“找你整天找不到,去哪里了?现在才回来!”

这只狮子心想:“完了!我怎么那么笨,跑来靠近„这个‟,刚刚打我就是叫„晚上‟的东西吧!好恐怖啊!现在怎么办呢?”它在想的时候,农夫又打了它好几下,催它赶快回家去,这只狮子怕死了,就跟着农夫走回去。

回家时天更黑了,因为农夫认为是他的驴子,就把狮子绑在屋外的角落边,然后进去睡觉。那只狮子在那边又饿又冷整个晚上,又害怕,不晓得明天早上那个“晚上”会再对待它怎么样?它认为农夫就是所谓的“晚上”。

隔天一大早,天还不怎么亮的时候,农夫已经起来了,出门带那头“驴子”要去耕田。走到半路时,刚好有另外一只狮子经过,它看到这只狮子乖乖地跟着农夫走在后面,就感觉到好笑,它靠近这只狮子,问:“你做什么啦?为什么跟着那个人的后面走呢?”

被绑的狮子说:“嘘!你不要那么吵,赶快离开!你不知道前面走的那个,就是叫„晚上‟的东西,他很恐怖啊,昨天我被他打,然后被绑了整个晚上又饿又冷,现在不晓得要带我到哪里去。你赶快跑,不然的话你生命难保啊!”

另外那只狮子听说这样,就说:“你真好笑,你笨蛋!你是狮子、是动物之王啊!你被骗了!你现在吼他一声,就知道谁才恐怖。”果然,这只狮子听它的话大吼一声以后,那个农夫就靠过来看,现在天亮了,一看是只狮子,哇!跑得要命。然后这只狮子就自由了。

范文七:农夫与燕子 投稿:龙胗胘

  在很久以前的一个春天,和煦的阳光照在大地,动物们都伸了伸懒腰,开始新一年的生涯。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燕子独自离开妈妈出去欣赏春天的景致,不小心被猎人打伤了,她拼命的挣脱,翅膀在流血,它飞不起来,回不了家了,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池塘里的水、岸上的柳树、蜜蜂都想尽办法安慰它,可是他们帮不了她。

  这时,走来了一位上山砍柴的农夫,见到正在垂死挣扎的小燕子,农夫小心翼翼的把她裹在怀里,带回家处理伤口。小燕子忍着伤痛看着善良的农夫,内心充满了感激,农夫边往回家的路上赶变安慰受伤的小燕子:“噢,可爱的小燕子,上帝赋予你矫健的身躯,就是要你在蓝天翱翔,别难过,坚强一点,你会好起来的!”小燕子听了农夫的话,擦干了眼泪,她呻吟着……农夫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孩子,你真勇敢,你是好样的,很快就不会痛了,再忍忍啊。”( 书村网 www.mcqyy.com )

  一个小时过去了,燕子的翅膀经过农夫精心的处理之后也上了药包扎好了。受伤的小燕子“唧,唧,唧…”叫了几句,兴奋地说“谢谢你,伟大的农夫。过了许久,小燕子的伤好了它迫不及待的去找它的妈妈。农夫放走了小燕子。一个人一如既往的辛勤劳作着,一天早上农夫刚刚起床就见小燕子和它的妈妈在窗口上“唧,唧,唧…”叫着,好像又在说“谢谢你,伟大的农夫。

    克度中学初二:杨海

范文八:农夫与燕子 投稿:韩罴罵

  在很久以前的一个春天,和煦的阳光照耀着大地,温暖的春风吹拂着大地。动物们都伸了伸懒腰,开始新一年的旅程。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燕子独自离开妈妈出去欣赏春天的景致,不小心被猎人打伤了,她拼命的挣脱,翅膀在流血,它飞不起来,回不了家了,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池塘里的水、岸上的柳树、蜜蜂都想尽办法安慰它,可是他们帮不了她。

  这时,走来了一位上山砍柴的农夫,见到正在垂死挣扎的小燕子,农夫小心翼翼的把她裹在怀里,带回家处理伤口。小燕子忍着伤痛看着善良的农夫,内心充满了感激,农夫边往回家的路上赶变安慰受伤的小燕子:“噢,可爱的小燕子,上帝赋予你矫健的身躯,就是要你在蓝天翱翔,别难过,坚强一点,你会好起来的!”小燕子听了农夫的话,擦干了眼泪,她呻吟着……农夫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孩子,你真勇敢,你是好样的,很快就不会痛了,再忍忍啊。”( 书村网 www.mcqyy.com )

  一个小时过去了,燕子的翅膀经过农夫精心的处理之后也上了药包扎好了。受伤的小燕子“唧,唧,唧…”叫了几句,兴奋地说“谢谢你,伟大的农夫。过了许久,小燕子的伤好了它迫不及待的去找它的妈妈。农夫放走了小燕子。一个人一如既往的辛勤劳作着,一天早上农夫刚刚起床就见小燕子和它的妈妈在窗口上“唧,唧,唧…”叫着,好像又在说“谢谢你,伟大的农夫。

  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范文九:农夫与他的儿子们 投稿:苏萳萴

2 ; “

 

;  {  

璇 弼 张

衡 

如何在学作业批改数中用使语 

评口河 北省赤 城 县东万口 九年 一制贯 学

校教 评 语师 , 是 种一作 批业 阅的方 ,式   便 学于生 更 清楚地 解 自了己 作 业 的中优  缺点 ,还可加 强师生 的间流 交 ,进学生 

各促方 面 谐和统 一 进的步 。它 是对 堂课 学 教  补 充 与的 提 高, 对 于导学生指 学 ,习检查  教 效果学, 整调学方 案 , 发教着至关重  要 挥作的 用 。  

李佳 

评 出一个 字写 的好,作 业 正确 率 高,解  题 最创意 有的生学 ,打“ 上be s t ”!对 这 于些 陌 生 而新 鲜 的评 语 学, 充生 满了 趣兴  ,自然 得 使 其 习学数 的优学势 得 到 了顺势 

移 。迁 

“ 解

巧得 ,真 聪 ” 明 、“ 肯你 定有高招 ,因 为  你是我 的 傲骄 。”不责 骂质 量特 别 差 的  作 本 业, 相反, 应尽 地发量现们的他闪光 ,   点以 励鼓 的语 气调 动 们他的 积极 性 。“ 你 准  !行,' “你 的 进很步大 , 因 为你 付 劳 出 。动 ” 

“看到 你在 进 步, 我万分高 兴, 希 你望更 上 

有 学的生 经 由常 粗 于心 而 出错, 我 总  是先首 定肯长其 , 增处强 信 ,自 再 出提殷

层   楼”。这 带感情种彩色-的 i ̄ , 语 使 z学  

生通常

数, 学作 业 批的 改 , 人 们习惯  于用“ 、 / ” ×”“ 来 评判 误正 , 采 用 分百 制 量  分。 种 方这法 , 评在价 生 学 习学 成绩 ,判 断

 解 过题程 和方 , 比较法 学 差 习异 方面有 一  的作定用 但。燥枯乏味 缺、乏励激 性, 不 能

感受 到 了 师对 他老 的关爱 , 满充 了希 。 望  从而 使会 逐 产渐生浓 的厚 习学兴 趣。  

、 二评 可以拓宽 学语思生 路 激。发 学   的创生 新 意识 

希望 励, 改正 缺点, 如 :“搬 开 你 前 的进绊

  石脚— —粗 心 ,奋 前 勇 进” “ ! 和心 细交喷  朋 友 ! ”“ 你 字写 得的 可 漂真 亮, 要 是能 提 高 确正 , 那 率 肯定是 最 棒 !的 ”或 者 “ 很你

聪 明  , 如 字果再 写 得 好 一 点 ,那 就更 好

数学  作 业 批改 中的 评语, 不仅要 注 

意 学 解生题的正 误 , 而且 要 意注挖掘 学 生  

面 评 价一 个 学生 的基 本 素质、 学习 潜  力 。 作业 满 分 的仅表 示 答“题确 正 ”, 学  

的生解题 思 路 、 方、法 惯习、 能 力 、品 质各等 方 面 不并 从能分 数体 现 中出 来,而 这 些  东

了 ! ”样这 一 方,面 不 击 其打自 信, 一

另方  使 面其纠 正不 倾良 向, 培养严 谨 的志 治学 态

。 度

 的

智 因力素 。 当适给 启 发 , 以帮 予 助学  

生宽思拓 路 ,开 发能潜 , 活 创 激新 意识 。如

 

“一

多题”解培 养学生 从 多 角 种 度,不 同 方  

从不 责 骂 量质 特别差 的 作业本 ,相  

,我 总反是尽 量 地 发 现 他们的 闪 光 点 , 以

 

却 正西是 小 学 生学 习潜 力 所之 在 此 外 ,  

单 纯。的 用“、 / ”和“×” 评价来习思学 维、 学

 向

去 分析 、 思 考问 题 克, 服了 维思定 势 的

 不

因利 素,开拓 思路, 运 用 知识 迁 移的 ,  使 学生正能确 、灵 活 地 解 答千 变万 化 的应 用  题。 利用 评语 : “解得 、巧 法方”妙 肯定 独其

  特见 解的学 生 。对有 的可 用 题多 种解 法  而 学生 采只用 了一 种 , 以可写上 : “ 还 有 更  

好 鼓 励语 气调 动他的们 积 的 性极 。 你一“定  能行 ! ” “ 你 进的 很 步大 ,老 师道 只知要你   认真做 去 再, 大 困的 都难 能克 服 ” “ 老 师。 为 你的 进 感步到万 分 高兴, 望你 希努 更力  一上层楼 。” “再 细 一心 些 ,行 !准 ”这 种  带感

情色 彩 的评 语 使 学 生 感 受 到 了老 师 

成习绩 影 师响生 之间 思想 、情 感 的交 流,

 直 影 接学响 生 的 习学 绪情。 因 此 我 ,将评 

语引入 数 学 作 的 批业改 中 , 指出其 足 不  ,肯定 其 绩成 调,动 了学 生的 学习积 极性  

,得取了 较好 的效 果 下。 面 就在数学 业 中作 

的解

法 吗?” 爱“动 脑 筋的 你 定肯还 有   招高! ” 这样 的 评 语 激 学生发 的创 意新识 使  学 生 开,启 心 灵,驰骋想象 , 励鼓学 生动 脑  思 考 发现问 题 做出 假设尝 试 验 证 归纳总  结 应 用;使 们他 敢大 胆于 去的 想 去 , 做 

鼓励 生学要敢 于 标新 立异 。

 三 、评可语以 激励学 生 . 养 成良 的好

 使用

评语 谈谈 我的 些一 做法 和 体会  。一

他 的 关爱, 充 了希满望 。  

 r

评语 可

以 导 指学生 做 题 法方。 激  

当 然, 写评 语要时注 意:评语 要得 

写发 学生学 习兴 趣 当  学生 作 业 中现出审 题 、 算计 观、察  

分析、 、判 断 等方 面的 误 时 ,错 老师 可 以 

明利 、 具体 、白亲 切 、实事求是, 充 满 激 了 励性

启和发 性, 能才取 得预期 果效 。  践实证 明 数 学 作 业,批 改中使 用 评  ,语从 学生 解 题路 、思能力 、 惯 习、情感 、 品 

用 评语 行 进方 法 指导 ,让学 正 确生的解 题 

方法

。 “ 先找准 量 数 系 关式 ” 、 “ 用 利 逆 推 方法 试看试” 、 第“ 二 步该 干 什么 ” 等评 语实  际是

向学 生 考 的 路思 。 学 线 生 老在师 的 提  示 自下去 思 己 考、 正 改 。据根导指 ,学 生 不  仅 找 到了 错在哪 里 , 且 知而道 为 什错 么 、 怎   改正么 “ ;方 法太好 了 ,可 要细 心 呀 ! ” 

习学习惯 

质 方多面 合综评 价了学 生 作 业 在。 估 中评   体现 了 质教素育 。 她有 利于帮 助 学 生 发散  

性 思 维和 创 新 意 ; 识 有 更 于利 沟通 师生  

之批

改 学 的 生 作 还 业 要 注意 学 对 非 生智 力因 的 评 素价, 是我这 做 样 对 的于 作业  做

得又 对 好又 学的 生, 了除打 上“ 优☆”   棒 ” “ 好!极 了! ” “ v r ey ?g o od”!每次 全 班  

间 的 思 想感 ,情 对调 动 学 生 学 习 的 极积 

要 作的用 。 

外 ,还上各种评语 展加开赛 竞如 。“ 真 你性 , 促使学 生 养成 良 好 的学 习 惯 习 有着重 

 

范文十:农夫和他的儿子们 投稿:陆袐袑

二年级下册第六单元课外阅读资料

11农夫和他的儿子们 有一个农夫老了。可是他的儿子们都好吃懒做,终日游手好闲,这让农夫感到十分伤心。在农夫快要辞别人世的时候,他终于想到了一个让儿子们变得勤快起来的办法。

那天,,农夫把儿子们都叫到跟前,对他们说:“孩子们,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了。”虽然儿子们不好劳动,但是还比较孝顺,知道父亲将不久于人世,都非常伤心,纷纷抹着眼泪。农夫喘了口气笑了笑,慈爱地说:“但是我给你们留下了不少宝物。”

听说有宝物留下,儿子们都停止了哭泣,最小的儿子有些好奇地问道:“爸爸,都是什么宝物啊?它们在哪里呢?”农夫抬手摸着小儿子的脑袋,很神秘地说:“我聪明的孩子们,我把宝物埋在了葡萄园的每个角落,等我走了,你们去把它们统统都找出来,以后生活就不用发愁了。”说完之后,农夫便去世了。

等安葬了父亲,儿子们便开始在葡萄完里寻找父亲藏好的金银财宝。

第一天,他们起得早早的,把葡萄的每个角落都翻了一遍,但是什么宝物都没找到。他们觉得很失望,觉得父亲让他们白白辛苦了一顿,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第二天,第三天又搜索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这下,他们才确认父亲在撒谎。

然而,他们的这场“寻宝”活动,无疑好好地耕作了一番葡萄园,所以这年比往年结了更多的葡萄。

等到丰收的葡萄被卖掉之后,他们发现,这年获得的钱币更多。小儿子突然兴奋地对他的哥哥们喊道:“我找到父亲留给我们的宝物了,我找到了!”他的哥哥们还满脸疑惑不解地看着小弟弟。小弟弟涨红了脸,迫不及待地说:“父亲留给我们的宝物就是劳动,只有勤劳才能致富。”

这下,所有的兄弟一下子就明白了,父亲让他们在葡萄园寻找宝物的用意,就是让他们勤劳耕作,葡萄园才会有丰收的果实,才会不断地创造更多的财富。

12 团结力量大

从前,吐谷浑国的国王有20个儿子。他这20个儿子个个都很有本领,难分上下。可是他们自恃本领强,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认为只有自己最有才能。平时20个儿子常常明争暗斗,见面就互相讥讽,在背后也总爱说对方的坏话。 国王见到儿子们这种互不相容的情况,很是担心,他明白敌人很容易利用这种不睦的局面来各个击破,那样一来国家的安危就悬于一线了。国王常常利用各种机会和场合来苦口婆心地教导儿子们停止互相攻击、倾轧,要相互团结友爱。可是儿子们对父亲的话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表面上装作遵从教诲,实际上并没放在心上,还是依然我行我素。 国王的年纪一天天老了,他明白自己在位的日子不会很久了。儿子们怎么办呢?再没有人能教诲他们、调解他们之间的矛盾了,那国家不是要四分五裂了吗?究竟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他们懂得要团结起来呢?国王越来越忧心忡忡。 有一天,他也终于有了主意。他把儿子们召集到病榻跟前,吩咐他们说:“你们每个人都放一支箭在地上。”儿子们不知何故,但还是照办了。国王又叫过自己的弟弟慕利延说:“你随便拾一支箭折断它。”慕利延顺手捡起身边的一支箭,稍一用力,箭就断了。阿豺又说:“现在你把剩下的19支箭全都拾起来,把它们捆在一起,再试着折断。”慕利延抓住箭捆,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咬牙弯腰,脖子上青筋直冒,折腾得满头大汗,始终也没能将箭捆折断。

国王缓缓地转向儿子们,语重心长地开口说道:“你们也都看得很明白了,一支箭,轻轻一折就断了,可是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怎么也折不断。你们兄弟也是如此,如果互相斗气,单独行动,很容易遭到失败,只有20个人联合起来,齐心协力,才会产生无比巨大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保障国家的安全。这就是团结的力量啊!”

儿子们终于领悟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想起自己以往的行为,都悔恨地流着泪说:“父亲,我们明白了,就放心吧!”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