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_范文大全

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

【范文精选】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

【范文大全】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

【专家解析】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

【优秀范文】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

范文一:圣保罗大教堂_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大婚之处 投稿:萧凄凅

道这是不是查尔斯夫妇选择这里大婚的缘由之一。

1940年和1941年,圣保罗大教堂

1. 圣保罗大教堂有一个长廊,有着神奇的回音效果,类似于北京天坛的回音

离的悄悄话。

2. 从耳语廊再往上直登塔顶,可一览伦敦市区的全城风貌。

——双脚踏在东西两半球之上

格林威治公园是伦敦最古老的皇家公园,奥运会马术比赛的障碍赛、盛装舞步赛和三日赛,现代五项比赛的越野跑、射击两个项目将在这里举行。

欣赏完优雅的赛事之后,不妨到公园里悠闲漫步一下:一不小心你就有可能横跨东西半球哦。

没错,这里就是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的所在地,本初子午线从这里穿过。本初子午线,也称为0度经线,其东西两侧分别定义为东经和西经,即东半球和西半球开始的地方。想施展一脚跨越

本初子午线还曾用作时间的标准,被称为“时间开始的地方”。理论上来说,格林威治标准时间的正午是指太阳横穿本初子午线时的时间。由于地球自转速度并不规则,现在的标准时间已由协调世界时取代,但是这里仍保留着一些古风:中午的12点58分,你将会看到一只鲜红的气球升上天文台东北角的塔楼,并在13点整时降下来,这个举措自1833年以来每天如此,它为泰晤士河上的船舶校对时间提供了百年如一日的精准服务。

1997年,格林威治公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两半球的雄风?来这里就对了。

范文二:戴安娜和查尔斯婚姻的启示 投稿:江渏渐

戴安娜和查尔斯婚姻的启示

重新阅读了戴安娜和查尔斯的婚姻的几篇文章,让我对婚姻有了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希望大家看过后,对自己的婚姻和感情生活重新审视,从中能够领悟出一些维系婚姻长久的道理。童话中的故事都是美好的:王子和公主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我们心目中的公主却未能守住她的王子,给了世界一个永远的遗憾。毕竟,无论是善良与怜悯,虚荣和浮华都不是爱情。

身为英国王位继承人,查尔斯系统地接受过正规的传统教育。他爱好历史、哲学、考古学、人类学,考入剑桥大学的时候,历史和法文成绩均为A。大学毕业后,先后进入英国皇家空军学院、英国皇家海军学院、格林威治海军学院深造,取得了喷气式战斗机驾驶员证章,并在驱逐舰、巡洋舰、扫雷艇上服役、任职。查尔斯为继承王位做好了一切准备,但他仍是个‚没有正式工作‛的王储。于是,除了出访、公益、社会活动之外,查尔斯有了首先符合自己的教养,然后又是最需要体力或耐心的爱好:打猎、钓鱼、打马球、听歌剧、绘画、研读哲学。只要世界上有重要的马球赛事,查尔斯总是想方设法亲赴赛场,哪怕打得伤痕累累,总能获得他热衷于收藏的奖杯。而他钓鱼时,即使是两天没能钓上一条鱼,依然能够乐观地继续守候。查尔斯还是英国皇家歌剧院的资助人,欣赏古典歌剧令他流连忘返。如果查尔斯仅仅是王储,那么他当然应该迎娶戴安娜,因为她出身名门,年轻漂亮,更重要的是,在与查尔斯相遇以前,她甚至没有交过男朋友,她让乐此不疲地搜罗王室秘闻的英国媒体找不到任何污点。戴安娜成为了英国王妃,但最终却无法成为查尔斯所需要的女人。没能读完中学的戴安娜喜欢时尚杂志和通俗小说,喜欢逛街购物和流行音乐,喜欢被查尔斯称为‚可怕的表演‛的跳舞。当戴安娜成为王妃后,她可以学会王妃所需要的礼仪、着装、言谈;但作为要与查尔斯日日相伴的女人,戴安娜无法具有与查尔斯相同的兴趣和爱好,她几乎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去了解和体贴一个与她迥异的男人,因为她和查尔斯结婚的时候只有19岁,在这之前她的全部经历

仅仅是学业平平的学生、一家贵族幼儿园的保育员。查尔斯不过是个需要爱的可怜男人。也许开始,他是爱过戴安娜的,可是婚姻生活时间长了,他发现年轻的戴安娜不能满足他对爱的需要。他需要一个能和自己分享爱好的,懂得自己的女人。他喜欢赛马,但是戴安娜因为少女时代曾经从马上摔下来对马怀有深深的恐惧感。他喜欢户外运动,但戴安娜更多的是喜欢抱着零食在房间里大嚼大咽。二人争吵时,戴安娜的歇斯底里更另查尔斯心生厌恶。于是,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到卡米拉的怀抱,至少卡米拉能让他得到安静和安慰。所谓的第三者其实是戴安娜的推卸责任的说法,她和查尔斯的婚姻失败是他们双方的责任。查尔斯多一点,因为他比较年长而且他求婚时心里想的不是爱情而且是希望能为了王室和国家做个正确的决定,这就是他的结婚动机。至于和卡米拉婚后还保持任何亲密关系,这不可能是他的想法,查尔斯的一生都是把职责放在第一,然后才是个人的需要,戴安娜是他的一个职责,这才是他对婚姻缺乏诚意的做法。查尔斯对戴安娜不是没有关心,前5年他尝试了一切,但是一切只有让彼此更痛苦,所以查尔斯才逐步放弃了他的婚姻,和卡米拉重新恢复关系。 这就是王室婚姻的现实,大家为了王室的面子和孩子都必要要保持表面的平和,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生活,减少见面,戴安娜也是同样的做法,而且也开始有她自己的情人。查尔斯没有作任何的干涉。但是他们婚姻的前5年就危机重重了,查尔斯和戴安娜的除了两个儿子,没有任何共同点。查尔斯太严肃,而戴安娜无法融入查尔斯的思想程度。查尔斯太古典,而戴安娜太现代和时尚。他们没有共同的朋友,戴安娜不喜欢查尔斯的朋友,无法介入他们的世界。 查尔斯的热情和兴趣是戴安娜无法分享的,而戴安娜的爱好,查尔斯也无法接受。 查尔斯曾一度为了戴安娜,切断了他和多年好友的关系,把他的宠物狗也送人了,一切都是为了让戴安娜高兴。但是最严重的就是戴安娜的情绪波动,让查尔斯受不了。因为查尔斯也是个情绪很波动的人,所以他需要一个情绪稳定的妻子。虽然戴安娜在公众场合受到很好的欢迎,但是她无法在外交场合展露威尔士王妃

该有的内涵和学识,这点是查尔斯很嫌弃的原因。 查尔斯也是个完美主义者,戴安娜的外表出色,但是他知道她缺乏内涵,或者说查尔斯欣赏的女性是高贵优雅的成熟女性,而且这些女性都有很好的修养和内涵,是可以在精神领域方面也互相交流的伴侣,这些戴安娜都做不到,而且戴安娜也不愿意改变。最后就是戴安娜的角色了,作为王妃,在任何场合下都不该超过任何其他王室成员,包括女王和王夫,还有查尔斯本人,甚至连查尔斯的长辈和其他有王室血统的女性也不应该抢风头,这点戴安娜也没有做到。戴安娜抢了女王和查尔斯的风头的任何做法,都是无法斑驳的,只能改正。这就是主次的分别,这就是王室的制度,这些作风在戴安娜的前期不是故意的,但是后期就开始成为戴安娜的战场了。这些都是事实,不过当时不太有人看到,这些才是查尔斯和戴安娜的婚姻最终解体的原因。很不幸,戴安娜的弱项偏偏都是卡米拉的强项。她是查尔斯的精神安慰和最好的朋友,说到底,戴安娜如果当初真的能和卡米拉成为朋友,一起了解查尔斯的内心,一起帮助查尔斯在事业上做出更好的成绩,今天的局面也不同。查尔斯是个非常长情和性格温和的人,他不介意别人多爱他一点,但是受不了别人给他的生活带来任何波动和刺激,要不然他就选择逃避,这就是他放弃努力婚姻的原因。 很不幸,查尔斯就是这样一个很敏感脆弱的人,逃避是他避免不停被伤害的保护方法。

戴安娜爱查尔斯,只是无法令查尔斯对她的感情持久弥坚。查尔斯的日渐疏远令戴安娜饱尝孤寂之苦,她还那么年轻,陌生的王室生活和刻板的社交礼仪令她更加需要呵护和关爱,在这种情形下她遇到了皇家骑兵队的休伊特。戴安娜向休伊特倾诉自己的苦恼,感受着休伊特给予她的激情和赞誉,这是一个女人在爱情生活中格外需要的。1991年,休伊特被派往海湾,戴安娜的情书一封接一封地跟随着休伊特发往海湾:‚我极度痛苦地等待着你的消息……快快安全地回来……我多么盼望能为你生一个孩子……‛戴安娜珍重自己与所有普通女人一样的渴望,但毕竟全英国只有她这一个王妃,于是,有一天,她的爱情被休伊特无情地出卖给公众,

价格仅为300万英镑——人也许会错爱,但爱没有错。当休伊特的《爱河中的王妃》出版后,整个英国都等着戴安娜的回答。1995年11月20日,戴安娜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面对全世界两亿观众,王妃第一次说出了她在华丽生活的外表下的不幸。戴安娜曾这段婚姻的幸福如此短暂。《王室职责》一书里记载,1986年开始,查尔斯和戴安娜之间就出现了裂痕,他们之间有过频繁的争吵。戴安娜一度患有严重的暴食症,拼命的吃东西,然后再呕吐出来。而查尔斯求得平静的方法则是跟卡米拉通长长的电话,或者跟卡米拉秘密约会。1992年,骄傲的戴安娜无法忍受和另外一个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婚姻,在记者的帮助下出了一本书,披露了查尔斯的不忠行为,在王室乃至全世界引起轩然大波。查尔斯因此颜面扫地,他的心越走越远。1996年,两人分居多年后离婚。1997年,戴安娜死于车祸。也许戴安娜为了爱情嫁给查尔斯,当知道查尔斯仍与老情人藕断丝连时,她不能忍受丈夫的背叛,更不能忍受来自于公公菲力普亲王的暗示——他暗示戴安娜应该忍耐。但是她以本来的自信和美貌认为自己一定能牢牢地抓住查尔斯的心。在明白自己的婚姻注定失败后,戴安娜选择了慈善事业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这或者出于一种策略,或者出于一种善良。此后,戴安娜足迹遍及世界。她在那些被战争、疾病、贫穷、饥饿困绕的贫民身边,她给他们帮助,她四处呼吁,募捐。但是戴安娜无论多么努力,她甚至以自己的身体力行、爱心奉献和微笑征服了全世界,却仍然得不到查尔斯的爱。1994年,查尔斯被立为英国王储25周年,在电视采访中,当着1270万观众,他承认自己与另一个女人拥有25年之久的感情。25年间,这份感情断断续续,但终令彼此难以割舍。面对查尔斯的公开表白,全世界都无法理解,因为全世界只看到了那个女人不及戴安娜的年龄和容貌,全世界都认为查尔斯最应该在乎的是他的王储地位。可是,查尔斯在25年间一直感受着那个女人温存的关心,她和他一样爱好骑马和打猎,她也喜欢阅读历史书籍,她那被蒙巴顿勋爵誉为‚超群的智力‛令她能与查尔斯热情而幽默地畅谈他感兴趣的一切。查尔斯不想放弃他所

渴望的感情,虽然受过最严格的礼仪教育,他也不想过表演式的生活。1996年,查尔斯与戴安娜离婚了。在1992年,查尔斯和戴安娜正式分居。分居后的查尔斯与卡米拉住在一起。她的学识远在戴安娜之上,她和查尔斯总是找那些晦涩难懂的书来读,他们两个都是埋首群书之中的书呆子。两人之间从来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他们属于那种不用语言便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的一对儿。他们分享着两人之间的玩笑密语。卡米拉话说完后给出一个小小的暗示,查尔斯便会还以一个会心的微笑。他们之间有一种绝对的默契。‛分居期间戴安娜与情人的恋情曝光,查尔斯王储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整整三十七天,他没有见他的妻子。他一直都在画画、钓鱼和打猎。陪伴着他的只有他的老朋友特赖恩男爵和夫人——以及卡米拉。远离寻根究底的公众的注视,他和卡米拉欢愉度日,他们漫步花丛,共同分享绘画的乐趣。后来查尔斯王储在一场马球比赛中从马上摔了下来,他的右臂严重受伤,两处骨折。他在病房里待了整整三个星期,康复的过程漫长而痛苦。根据一位那时候前往巴尔莫勒堡的拜访者说:‚卡米拉为王储做一切事情。她坐在那里一连几个小时读书给王储听,她帮助他做那些规定的运动,她为他切割食物并喂给他吃。当王储痛得厉害的时候,她便抚慰他。她对他无微不至。她总是围着他忙这忙那的。晚上,他们在他的私人画室里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他们有时一起交谈,有时一起听古典音乐。还有的时候,他们就静静地坐着,半天不动。但这种寂静从来都不痛苦。这是互相深爱着的一对儿所分享的寂静,他们不需要任何语言。‛在长达十年的分居期间,戴安娜与查尔斯都有丑闻传出:戴安娜的多个情人曝光,但世人对她还很是同情,查尔斯与卡米拉的谈话却让查尔斯获得了‘卫生棉王子’的称号。‚他被天下每一个人耻笑——除了卡米拉。在他一生最黑暗的时刻,又是卡米拉在支撑着他。她安慰他,让他有一个坚强的臂膀可以依靠。她不断地给他明智的建议,鼓励他抬起头,勇敢地面对挑战。他们俩每天至少都要通一次电话,据朋友们说,他们有时候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

虽然曾经王子在王位与爱人之间做出选择,一度与卡米拉断绝了关系。但不久,他们又恢复了交往。1995年,卡米拉结束了她与丈夫长达十年的秘密分居,离婚了。1996年,童话婚姻结束。1997年,戴安娜与情人一起遇车祸去世。查尔斯飞赴法国,接回了前妻的遗体。他把与戴安娜的结婚戒指一直戴到了2005年3月,他与卡米拉结婚的前夕。 2005年4月9日查尔斯与相恋三十五年的情人卡米拉在温莎市政厅举行了平民婚礼,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出席了在温莎城堡圣乔治礼拜堂的赐福仪式。由于查尔斯与卡米拉都有离婚与‚通奸‛行为,所以在赐福仪式上,还有一个‚忏悔仪式‛,承认他们的‚罪过与邪恶‛,并将诵读英国国教祈祷书中最为严厉的忏悔词句。当时我从电视上看到了这场婚礼,婚礼简朴庄重。在赐福仪式上,这对老相识完全没有年轻夫妇的羞涩,神情轻松愉快,就连在怅悔时还时常相视而笑,看得出来是心心相印的。

从这场比莎士比亚悲喜剧还要精彩的演出中,戴安娜是失败者,她没有得到丈夫的爱,也没有得到诸位情夫的爱,虽然是与最后一位情人共赴黄泉,但他们之间是否为真正的爱情又有谁知道呢。卡米拉是胜利者,查尔斯始终不渝地爱着她,照我看她的丈夫也很爱她,要不然他不会一直站在卡米拉身前作挡箭牌,而且在查尔斯认为适当的时刻与妻子离婚成全他们。

这充分证明‚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绝世美女是能得到男人的一时宠爱但得不到永久的爱。维系婚姻的重要因素恐怕还是心灵的默契,兴趣的一致,同甘共苦的经历。很佩服查尔斯。要知道当年的王子可是世界上最抢手的未婚男子,他去澳大利亚度假时那些模特们甚至会跳到海浪里去亲吻他。想象得到会有多少妙龄女郎想要嫁给他,其中肯定有不少如花似玉的美女。可王子却始终爱着卡米拉,这只能说他的择偶标准是要找个志同道合的妻子。历经三十多年始终如一,这对一般人尚且不易,更何况贵为王储的查尔斯呢!当王子迎娶卡米拉时,她已经五十七岁了,这样执着的感情如果说不是爱情又能是什么?

范文三:查尔斯王子 投稿:廖劥劦

Royal speaks of 'wanting to get things done'

英国王储查尔斯谈继位:年龄太大等不起 中文 英文 双语 2012-11-29 来源:China Daily 阅读数:9153

字号 [大] [中] [小] 打印 评论

导读:英国史上等待继位时间最长的王位继承人查尔斯王子近日谈到他已经“等不起”了。

Prince Charles, the longest-waiting heir to the throne in British history, has spoken of his "impatience" to get things done.

英国史上等待继位时间最长的王位继承人查尔斯王子近日谈到他已经“等不起”了。

Joking about the vigour with which he pursues his pet projects, he declared: "Impatient? Me? What a thing to suggest! Yes, of course I am." 在他谈到自己推行宠物计划的活力时,他开玩笑说:“迫不及待?我吗?这说的什么话!是啊,我当然等不及了。”

He added: "I`ll run out of time soon. I shall have snuffed it if I`m not careful."

他补充说:“我所剩的时间不多啦。也许一不小心,我就离开人世了。”

Charles was speaking a few days before his 64th birthday during a visit to Dumfries House, a stately home in East Ayrshire he has helped save for the nation.

查尔斯在他64岁生日的前几天拜访邓姆福瑞宫时说了这些话。邓姆福瑞宫是东艾尔郡开放供参观的豪华古宅,查尔斯王子也曾为保住这一英国古宅出了力。 The comments, which were recorded for a film on the Clarence House website, were in the context of his involvement with Dumfries House.

查尔斯在为克拉伦斯王府网站录制一部影片时说了这些话,当时他正在访问邓姆福瑞宫。

But they will fuel speculation that the Prince is more eager than ever to take the throne.

不过这些言论也引发了人们的猜想,认为查尔斯王子比以往更迫切地希望继承王位。

In 2008, he became the longest-waiting heir in British history, overtaking his great-great grandfather Edward VII.

2008年,查尔斯王子超过了他的曾曾祖父爱德华七世,成为英国史上等待继位时间最长的王位继承人。

Courtiers insist Charles is fulfilled by his present role as one of the hardest-working members of the royal family, undertaking hundreds of charitable engagements a year.

英国朝臣坚称查尔斯很满足于他目前的角色,作为英国王室工作最努力的成员之一,他每年要参加数百个慈善活动。

But many royal commentators have suggested he feels frustrated his reign has not yet begun. With a history of longevity in his family – the Queen is 86 and in good health while the Queen Mother lived to 101 – Charles may have some time to wait until he succeeds his mother.

不过许多王室评论员指出,查尔斯对至今尚未开始统治感到沮丧。因为他的家族有长寿史——女王现在86岁,依然身体健康,女王的母亲活到了101岁——这意味着查尔斯要继承母亲的王位可能需要等很长时间。

He has nothing but praise for the way the Queen has led her country for 60 years.

对于女王60年来领导英国的方式,查尔斯只有赞美之词。

But he has previously hinted at his impatience with the long wait for succession. In 1992, when his then-brother-in-law Charles Spencer became Earl Spencer on the death of his father, Charles told him: "You are fortunate enough to have succeeded to the title when still young." 不过他先前也暗示了自己等待继位时间太久,已经不耐烦了。1992年,他当时

的小叔子查尔斯•斯宾塞在父亲去世时继承了斯宾塞伯爵的封号,查尔斯王子告诉他说:“你够幸运的了,在你还年轻时就继承了这一头衔。”

In 2004, after a Guards officer congratulated him on his 56th birthday, the Prince is reported to have said: "I`m now at the age at which my grandfather died."

2004年,一位禁卫军军官向56岁生日的查尔斯表示祝贺时,据报道查尔斯王子说道:“我现在这个年纪是我祖父去世的年龄。”

Professor Robert Hazell, director of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s

constitution unit, said Charles had to fit a unique job description.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宪法研究中心主任罗伯特•哈泽尔教授说,查尔斯需要一个独特的职位描述。

"He is an age when most people are starting to contemplate retirement, yet he`s not actually started the job he has spent his adult life preparing for. That is burdensome."

“在他的年龄,大多数人都已经开始考虑养老的事情,而他却还没有开始他成年后一直所预备做的工作。这挺恼人的。”

Royal biographer Penny Junor said: "He is impatient, but when he becomes king, his activities and all the projects he most enjoys where he can make a difference will be seriously curtailed."

王室传记作家彭妮•朱诺说:“他是不耐烦了,不过当他成为国王时,他最喜欢从事以及他能发挥影响力的活动和所有项目都会被大大削减。”

范文四:查尔斯王子:我为自己而活 投稿:梁觹觺

从9岁被立为王储,等待55年之久的王子,不希望有任何的人生转折。他仍然是那么健康,像以前一样繁忙,让人觉得即使是到了70岁,他也还会保持着这样的尖峰状态。

  查尔斯曾对一个朋友说,“我为自己而活”。英国《经济学人》在文章中称,王子的生涯分为两段:人生的第一段是王室为他选好的;27岁之后,他才逐渐学习如何为自己而活。

  被殴打、被刺杀的青春

  查尔斯的人生第一段阶段始于1948年12月15日白金汉宫的音乐厅。那时,查尔斯刚刚出生1个月零1天,当时坎特伯雷的大主教乔福瑞·费舍尔用约旦河水为查尔斯洗礼。而他出生的时期,正好是二战后,大英帝国正逐步地走向衰落。

  查尔斯王子是第一个被送往普通学校读书的王位继承人,先就读于伦敦的希尔会馆高等小学,然后是伯克郡的奇姆中学、莫里郡的高登斯顿高中。

  查尔斯的高中时光并不愉快。在高登斯顿,他与另外14个男孩住在条件一般的学校宿舍里,晚上雨雪会透过开敞的窗子飘进来。据查尔斯本人及当时的同学,包括作家威廉·鲍埃回忆,查尔斯经常在晚上被同学殴打,部分原因是他的打鼾声,更多是因为威尔士王子的身份。熄灯后,男孩们会蹑手蹑脚地拿着拖鞋、枕头,或者直接用拳头打查尔斯的腹部。在中学,他偷偷摸摸地抽烟,经历了60年代的反抗音乐、政治和迷幻药。查尔斯曾给家人写信,要求寄一瓶新的维赛娜香波,原来的那瓶在他淋浴时被同学摔破了。高中经历的这一切使得长大后的查尔斯,对流氓和帮派深恶痛绝。

  当了父亲之后,查尔斯将自己的两个儿子送进英国最著名的伊顿公学,在那里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立的房间。但据英国媒体透露,直到现在查尔斯本人还保留了一些高登斯顿中学的纪律——一杯橙汁作早餐,热水澡后紧跟着冷水淋浴。

  剑桥大学毕业后,查尔斯开始履行其王室义务,陆续成为皇家空军的飞行员、皇家海军船长以及伞兵团的陆军上校。服役期间发生了3件改变查尔斯的大事。

  1969年,查尔斯在北威尔士的卡纳封堡接受了正式的威尔士王子授权仪式。两名威尔士独立组织的恐怖分子试图炸毁火车轨道,以阻止载有查尔斯的王室火车顺利开往卡纳封堡。结果,恐怖分子被当场击毙。查尔斯就此事件对女王的正式回复是这样的:“我,查尔斯,威尔士王子,将成为您一生忠实的臣下。怀着无比的崇敬和信任,我愿意为您抵御各种各样威胁的人。”

  1976年,查尔斯拥有了隶属他指挥的军舰。这艘HMS勃朗宁顿号扫雷艇执行任务时,在波罗的海靠近东德的海域遭遇了暴风雨。查尔斯显示出了作为船长极有效率的素质——在向脚下的桶里呕吐的同时,他还不忘一边下达命令。1979年,查尔斯的导师路易斯·蒙巴顿男爵在爱尔兰度假时遭遇爱尔兰共和军暗杀。此后,查尔斯非常消沉,他在日记中写道,“在某种程度上,蒙巴顿是他的爷爷、叔叔、爸爸、哥哥和挚友。”这次暗杀也间接地破坏了查尔斯与当时的未婚妻、蒙巴顿的外孙女阿曼达·奈屈布尔之间的爱情,却让他认识了戴安娜·斯宾塞女士。

  在蒙巴顿葬礼后的一个烧烤宴会上,查尔斯和戴安娜相识,他向她提到了导师去世对他的影响,而她回应说“你需要人来照顾”。也正是戴安娜,开启了查尔斯第二段生涯的大门。

  商业嗅觉敏感的王室农夫

  从查尔斯家中,便能看到海格洛夫庄园。在一片罕见的英国野花后,一排树篱围着4尊王子的半身雕像。而查尔斯王子最爱的拉塞尔猎犬狄加也化身为一座简易的雕像,蹲在园墙边。而墙后,园丁正在悉心照料着一片农地,里面种着王子最爱的蔬菜、马铃薯和芽甘蓝。

  海格洛夫庄园位于格洛斯特郡泰特伯里,建造于18世纪。1981年,查尔斯和戴安娜结婚后,他们和两个小王子最美好的几年都在那里度过。这个庄园是查尔斯人生第二阶段的重要地点。90年代,戴安娜和查尔斯感情破裂后离开了这个庄园,而查尔斯则把自己大多数时间留在了这里——在海格洛夫庄园和公爵家庭农场附近的450万平米农地,他推行了自己的有机农庄方案。

  “我只能说,出于某些原因,我感到如果不善待自然,无法保持一种平衡的话,她也会以相同的方式回报你的。”查尔斯王子在新书《有机庄园要素》中写道。他悉心照顾着海格洛夫庄园的每一处细节,希望借此激励别人一同保护英格兰的乡村风景。

  查尔斯坚信,有机耕种是靠土地产量生活的唯一方法,而不是耗尽它的资源。庄园里有带围墙的菜园,在自我循环的基础上终年供给水果和蔬菜;庄园完全依靠从紫草科植物和海草提炼出的混合肥料和天然肥;庄园还采用双层绝缘玻璃增加供暖系统,用芦苇制成的排污系统,通过收集雨水冲洗厕所和灌溉土地,液体污水被重新净化为清洁的饮用水。

  此外,查尔斯王子把海格洛夫庄园改造成“环保电源”,利用可持续的能源发电。庄园里有太阳能电池板提供暖气和热水,用木柴加热的锅炉,双层隔热的窗户和生态绝缘装置。在自己的庄园内,查尔斯可以驾驶自己的环保型阿斯顿·马丁跑车,这个跑车靠剩余的红酒提供动力。海格洛夫庄园代表了查尔斯王子的所有环保哲学。

  1984年起,查尔斯开始有机农业实验。1996年,他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食品公司,该公司产品名为“公爵原味”,大约250种“公爵原味”产品在市场上提供,包括咸猪肉、手杆约克郡派,以及由约克郡当地家庭自制的汉堡、老式冰糖。2006年,“公爵原味”销售量达8000万英镑,240万的获利则全部进入王子基金会。

  2008年3月,查尔斯王子和第二任妻子卡米拉在海格洛夫庄园附近开了家名为“海格洛夫”的商店。

  如今,在海格洛夫商店里,顾客可以买到由海格洛夫庄园供应的各种绿色食品,比如良种土豆和草莓。这里的蜂蜜也是特级的,都是由“皇家”蜜蜂从庄园的三叶草田和蒲公英田采来的蜂蜜。商店内还设有自己的烤房烧烤面包和点心。其中,店内最贵的商品要属海格洛夫庄园石印画,印量只有100张。石印画的设计者是查尔斯王子本人。据商店经理介绍,装修营业大厅花费15万英镑,但这笔投入会带来丰厚的利润。查尔斯王子将把这家商店所获的所有收入捐给他创立的慈善基金会。   很长一段时间内,许多英国人对查尔斯的有机农庄不以为然,认为那是对高效、高产的“现代”农业的否定。记者在采访伦敦本地人时,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查尔斯已经成为国际有机食品行业的领军人物。《独立报》曾认为若采用他的有机耕作法,“世界上60多亿人口中将有20多亿人没有饭吃。”直至2000年,一些左翼人士仍在批评查尔斯攻击自哥白尼、笛卡儿以来的所有进步思想家,说他极端保守,反科学、反理性、反进步,沉迷于落后的传统甚至神秘主义。

  在英国本土,查尔斯王子的观点被批评为保守、过时和精英主义。“公爵原味”公司经常会被英国媒体仔细盘查。比如,它的苏格兰烟熏鲑鱼全部来自阿拉斯加,这不仅惹恼了苏格兰当地渔民,也让媒体抓住了他排放二氧化碳的把柄。

  不论争议如何,查尔斯已经成为国际有机食品行业的领军人物。2008年秋天,查尔斯进军美洲,下一站是印度,并计划在五年内达到2亿英镑的营业额。

  他的等待超过了半个世纪

  如果按照英国女王从她母亲手里获得王位的时间来推算,查尔斯王储将会在2027年,也就是79岁时继承英国王位。

  从9岁起,被封为威尔士王子的查尔斯,就一直保留着王位继承人的头衔。2008年11月14日,60岁生日那天,查尔斯已成为英国史上担当该头衔时间第三长的王室成员。此前,还有乔治四世(等了57年)和爱德华七世(等了59年)。

  如果查尔斯王储成为君主,其王号便是查尔斯三世。纵观英国历史,与该王号相关的,有因叛国罪被斩首的查尔斯一世、“享乐君主”查尔斯二世,还有觊觎王位的詹姆士党人查尔斯·爱德华·斯图亚特。不过,查尔斯更愿意将自己叫作“乔治七世”。除了向外祖父乔治六世致敬的同时,他也将自己划入汉诺威王朝享有美誉的乔治行列。

  意识到自己不可能亲政太久,查尔斯决心做一个中世纪“黑太子”,爱德华二世以来最有影响力的威尔士亲王。他偶尔会拿自己先辈来作为榜样,比如举办过万国博览会的阿尔伯特王子,还有爱德华七世。查尔斯已不满足像前任威尔士亲王那样安心地做他的王储,他期望能在重大的社会、文化问题上施展自己的抱负。

  和母亲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这位关心臣民的保守主义者相比,《经济学人》称,“乔治七世会是个绿色主义者,他关心整个地球,在狩猎和畜牧业方面会与城市环保分子有所不同。在气候变化方面,他会和他们一样激进,胜过任何一位英国主流政客。未来的国王会大力倡导可持续发展的概念,重视与自然的和谐;重有机,轻基因改造;重开司米,轻人造丝;重橡木,轻塑料;并重新复兴手工艺;白金汉宫将面临彻底大检,甚至可能因为环保原因而被捐赠。”

  1976年,28岁的查尔斯将7400英镑的海军遣散费捐给一个帮助弱势青年的项目。1981年,托克斯泰斯和布雷克斯顿大暴动后,该项目发展为王子信托基金会,目的是帮助年轻企业家创业。

  如今,王子信托基金会只是查尔斯主持的19个慈善组织中的一个(而仅他赞助的组织便有350个)。其中,他自己创建了17个。据官方统计,“他直接和间接筹集的数目”到2008年3月31日为止,便有1.22亿英镑。

  此外,查尔斯一直热衷于设置国家议程。无论在政治活动之内还是之外,查尔斯都是率先发起辩论并表明自己态度的公众人物。

  当被问及他本人是不是一个“找茬王储”的时候,他表示他只是希望自己是一个有号召力的王储。英国《每日电讯报》认为,他两者都是。实际上,当他就任国王之后,他也就没有机会再用现在的口气介入党派之争。

  1902年,国王爱德华七世加冕的早上,61岁的国王造访了位于白金汉宫顶层的育儿室,向那里的孩子们展示了他的王冠和长袍。“我看起来是不是一个有趣的老绅士?”他问孩子们。一个世纪过去了,当时在场的一位孩子说,“在那时候我们都赞同了他的话。但当你再次回想这件事情的时候,你会觉得他一点都不有趣,或者说特别老,更称不上绅士。”

  “现在英国不会有人错误地觉得查尔斯王储很可爱,而只会觉得他有些古怪。这个饱受争议的王子并不是永远正确,但是经过20多年的冷嘲热讽之后,他已经开始学会营造政治环境了。现在是领导才能,不久的将来它将变成更好的王者之气。”《每日电讯报》曾在王储60岁大寿前如此评论道。

  (陈晨荐自《外滩画报》)

  责编:Estelle

范文五:被误读的查尔斯王子 投稿:龚嫹嫺

夏天去英国休假,住在一位英国朋友家里。某日早餐时,和他们一家闲聊起英国王室。

  我说,威廉王子的大婚真是气派啊,凯特王妃真是美丽啊,女王还是那么高贵优雅啊。朋友没有想到中国人对英国王室有这么浓厚的兴趣,就接着问道,中国人都怎么看待英国王室啊?

  我回答说,中国人对英国王室的故事了如指掌,戴安娜王妃在中国有很多粉丝,因此不少中国人都不喜欢查尔斯王子,认为他不忠于婚姻,觉得威廉王子直接即位更好。

  说到这,朋友打断我说,聊到这个话题,我就不得不说一句了――英国有些人也持这种观点,但这个世界对查尔斯王子了解多少?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活跃的慈善家和环保践行者,是非常好的君主人选,这个世界人们做判断的时候总是这样的不理性!

  查尔斯王子的这些方面,确实都是我没有听说过的。我于是让朋友仔细说说。

  他拥有自己的有机产品

  朋友指着餐桌上的一瓶蜂蜜说,这就是查尔斯王子的产业。蜂蜜的品牌叫做Duchy Origmals(公爵原味),是对于有机农业有浓厚兴趣的查尔斯王子在上世纪90年代自创的品牌。

  他本人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对于环保问题非常关注,一直积极提倡“环境敏感的思维方式”。品牌发展到现在,已经可以生产200多种生态友好产品,年利润额可达五六百万英磅。但他自己分文不取,全部捐给他名下的“王子基金会”。

  我后来上网查阅了一下,这个品牌已经涉及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牛奶、饼干、蜂蜜、肉、鱼、酒,到身体护理产品,甚至花园里的种子,都有生产。牛奶、肉、酒等产品均详细标明了“有机产品”和产地。

  朋友说,尽管也有英国媒体对有机产品提出质疑,但他推动环保产品的决心和努力是应该被充分肯定的。

  “王子基金会”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慈善产业,旗下还有十几个专门的慈善基金,每年据称可以募集1.1亿英镑的资金。

  他建造了一个生态示范区

  除了资助环保和减排事业之外,查尔斯王子另一个感兴趣的领域是老建筑保护和旧城复兴。他反对现代建筑的过分铺张和浪费能源,主张回到过去的建筑模式,并进行可持续性设计。

  上世纪90年代,他就在英国小镇庞德伯里建造了一个生态示范区,房子都很低矮,使用的都是传统建筑材料,人行道由鹅卵石而非水泥铺成。

  我自己在今年初从媒体上读到,王子基金会宣布将投资数百万英镑在印度兴建类似的生态小镇,成为低收入者的“廉租房”。印度传统民居中厕所公用,垃圾废水满地乱流,而新的生态小镇中,各户将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垃圾处理设施,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此外,还会有能够收集雨水的大屋檐,使水资源可以循环利用,应对印度炎热干燥的气候。

  查尔斯王子的建筑主张同样也被建筑界一些人公开批评,认为他是多管闲事。但他依然故我,并且拍摄过一部纪录片《英国的视野》,批判现代建筑的夸张过分之处。

  我说,无论如何,他真是一位敢于坚持自己理想的王子。朋友说,也许他优越的出身和生活环境决定了他可以如此“天真”地追求自己的理想,但我们这个世界不正是需要更多这样的理想主义者吗?所以我支持他。

范文六:哈里王子致戴安娜王妃的讲话 投稿:姚濪濫

Remarks at the Service of Thanksgiving for Princess Diana

哈里王子致戴安娜王妃的讲话

William and I can separate life into two parts. There were those years when we were blessed with the physical presence beside us of both our mother and father.

And then there are the 10 years since our mother’s death. When she was alive we completely took for granted her unrivalled love of life, laughter, fun and folly. She was our guardian, friend, and protector.

She never once allowed her unfaltering love for us to go unspoken or undemonstrated.

She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for her amazing public work. But behind the media glare, to us, just two loving children, she was quite simply the best mother in the world.

We would say that, wouldn’t we? But we miss her.

She kissed us last thing at night. Her beaming smile greeted us from school. She laughed hysterically and uncontrollably when sharing something silly she might have said or done that day.

She encouraged us when we were nervous or unsure.

She—like our father—was determined to provide us with a stable and secure childhood.

To lose a parent so suddenly at such a young age—as others have experienced—is indescribably shocking and sad. It was an event which changed our lives forever, as it must have done for everyone who lost someone that night.

But what is far more important to us now, and into the future, is that we remember our mother as she would have wished to be remembered—as she was: fun-loving, generous, down-to-earth, and entirely genuine.

We both think of her every day.

We speak about her and laugh together at all the memories.

But put simply, she made us, and so many other people, happy. May this be the way that she is remembered.

威廉和我的生命可以划分成两个阶段。其中一个阶段就是我们俩有父亲和母亲陪伴身边的那些幸福岁月。

现在母亲已经离开我们十年了。当她还在世的时候,她对生命充满了热爱,她笑对生活,享受生活中的趣事乐事,而我们也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她是我们的守护天使,更是我们的朋友。

母亲决不会仅仅把她对我们兄弟俩的爱放在心中,而是用语言、用行动来证明她对我们的爱。

人们都会记住母亲在公共活动中的出色形象。在所有媒体光环背后,她就是她所挚爱的两个孩子的母亲,而且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对我们两名她深爱的孩子来说,她仅仅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我们会这么说,对吗?但是我们的确很想念她。

过去母亲每天晚上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亲吻我们。从学校回来,我们都会看到母亲脸上灿烂的笑容。她会一边跟我们分享当天她所遇到的有趣事情,一边在那里忍不住快乐地大声笑。

每当我们紧张或者摇摆不定的时候,母亲总会鼓励我们。

母亲和父亲都努力地为我们营造一个安稳和无忧无虑的童年。

在童年时期就失去了母亲,正如其他人所经历的一样,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以形容的打击。这场变故永远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对于任何在那天晚上失去一个亲人或朋友的人来说,情况也必定如此。

但是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按照我们的母亲希望被记住的方式来记住她,记住她的喜欢开玩笑,记住她的待人宽容,记住她的脚踏实地,记住她的无限真诚。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她。

每当我们兄弟俩说起母亲,脑中忆起母亲的音容笑貌时,我们都会会心一笑。

简而言之,母亲给我们,同时也给许许多多其他人带来过快乐。希望这会是她为人们所铭记的形象。她让我们和其他许多人快乐,希望这就是我们悼念她的方式

范文七:查尔斯王子大变身 投稿:石梊梋

E CO IP N OE E

R

查尔 王 子 斯 变 身大

文/ 江

这 王位 子 只是不 与政 治有 关

在 环

保 的领域 他 也 很 多 有职新

看,

是来不 是 有 不点务 正 呢 (业7

主 女 更人换 但环 保理 从 念未改

变,

198 1

尔 斯在有

t s ow d s

“l

国最 美英小镇

买下e

之称

的科兹 窝区 C(

o子— —

)

座庄 带园的 房u

s e

海 格 洛 庄 园夫( H ig h g r v

。o

o

)H

用 ,他

作和

黛 安 娜 的 结 婚 房

随, 时 光 的着流

虽然故人 已

庄 园

女的 人 主从黛安 娜 为 卡换米拉

但是

王 子对

片土地 倾 注

有机热 情

从未 改变

占地 37 英亩 的海格 夫洛 庄 园 像就是查 尔 斯 的

馆 II迎 娶 幼 儿园 老 师戴安 娜 造

这“ 里 没 有需 要 额巨投 的资 环保设 备

也,没

有工 设 业 计感十 足 的建 筑的

民居

的 只不过 是

栋栋

矮低

/叭话

与卡米拉地底 恋下情曝

此 外 就 是稀 稀 落 几落家 不 的 大 厂 以工及学

。 备光受 指

从 王 责储 56 年成 为英 国 历

、邮局

上 最 年史 长

的王

位一

承人

园 房的 子 基本 照按 传统 农 舍 的 式样 建

造 用 建 材 大 的是多当 地使用 了 上 千年的传统材 料,

公 认为 是 国英 史上 历最热 心 于 慈善

事业 储 君

可 以

查 ,尔斯 王 子 常时

,挟

行也 是 道用鹅 罗 日石 而水非泥 铺 成

丝 人 的 痕工迹:

开阔 园林的 不见 ;

带着

些 是是 非和 引非 人注 目

现出 在

回收 的生 活 用水 进行 灌

用 放溉

公羊 的视 众野 里

实你 知 吗道 ? 此 除

来代 替机器 修 剪坪 草;小 树桩 多余 的枝 也叶 靠 可牛

来外

士里

,查

尔 斯 还是

位 分十 热 环衷保 的

”修

围 种还满 了昆虫 们 食的物

百香

。里

除 了

王 子 身份的他还

农夫是、

环 保 的 域

领、

特 别

值得 棵大树

提 是的

个整庄园 落 错 生 地长 着近

。是厨

……

是 老板

木灌 篱蜿 蜒 长树 达8 英

,里

查 尔斯王 子 可

至还 是 演 和员演 说

爱 成 痴树

去,

为 了纪 念自 最己 心爱 的 黎巴 嫩树松枯萎 死

他一 亲 曾搭自起

树座屋

林 园内每块 域区都 有 不

的主 题

不 过

相似 之 处就是 植 物 在 们 接 近 住越 房 的

置 越被 剪得 整 修

齐22

E

I Dn Ⅳ 舢

1

2 010

时 倒

光流里, 汽车 “ 喝’ ’ 上葡萄  酒

这远些离尘世的 原气始 息仿,都会让佛人  在

虽这然 阿斯 部顿每 年不 跑3过0 0英 里 , 是但 

子仍然 望希这是 车环保型的 。” 尔查斯侍 长迈 

克 卫・皮特 说 。 除此 之 ,外查尔 还 使斯 用了 苇芦床水污处理  统 系和木锅屑 炉,甚还至尝试 草来 用替粮食喂代

  ,以减牛 它少们 的肠气胃 胀从减低 其而排放的温  室气— — 体烷甲  。

瞬间 产生时倒光 流的幻觉 也,许 是听来 起太过脱  离现 实 当,查初尔斯 王 子 提这出计 个划时 曾,遭

到无数 济 学家经 城、市规 划 、师筑建 的师烈反 

强。对而在现 ,这里俨 然 了成英式 “ 的桃 花源”  

,多很 看到后都人 到心感驰神 。往 为保 护这里了的  清 新空气 除 了上, 述些环保一举措外 在 个, 出人 行 方面 ,查尔斯 王子要 的求也很 确明—— 不励鼓 

地居当民 开 车他。 己自首先就 做 表出 ,率20 0 9 年  初 , 子王将自己 使用了3 年的8斯顿汽 阿车装改,   使其 汽油从改 “喝” 葡萄酒 。 

学学王室谱菜 ,观参有农场 机每 年

, 查尔 斯都会 在 自 的农己场 上 秀 下  一 他环的新 保 动向比如他 ,的机有 房里又 出品厨 了哪些美味 佳肴 ,他 有的 农机场中又 种植 出哪来   些瓜 蔬果 菜王子。甚还至 兴 勃致地勃写 一本了有  机

这 阿辆斯 顿・ 马平均 每丁1   0 里英消耗 1 加 

仑燃 料, 当相于 英每里 耗4消 瓶 葡半酒萄 而。 化生  燃料每 公 升 1 1 . 英镑 价的格 仅 仅传 比统 的汽 油  

便略宜一点 ,但二 氧化 的排碳量放却减 会8 5少 。% 

食谱 — —《公 原爵 创谱菜 ,》众民若想 知这道位 

“有王机子” 研又究 什么了 色王室菜特 谱到书,  店 ~买就 是本。菜 谱四以 季类分,看 他看给 己自 

m,   m  0 11 0  .23  

色特取菜了什么字名 王子鸡翅: 女、王 烧烤 、

 卡米 拉通 心 …粉查 尔… 英斯国 式的 默幽一 览无 

遗 。  

得了巨 的大票成房 。功而 许也正是受 戈了的启  发 尔2 ,0 8 年0,查 斯尔 也萌 生拍 摄出一 部“姊   篇妹 ”环保 纪录 片的法想,他 希 借望宣此人传应类 与 大然自谐相处和 的环保念 理,并且将它作 为送 给 己自2 009 六十大寿 年的物礼  。 .

每年都   有多达3 万来到人 尔斯 查的有农机 场   观。参如果你 也想 成他们为 中一的员 , 办很法   简 ,单只要 写信 庄到园的 管理 员, 当报 名 者满 2  5 人, 理管员就会组织报 名参观者在 4

月至 1 0 月间 游览这 负个有盛名有的农机。场

 拍

这摄暂部 定名为 《 和计谐 》划电的 影其, 创

意 全完 自查尔来斯人 ,本一次这,王 子殿下 不

在这 纪部录中片 自亲出 镜还,将 帮忙 联被系采   访对。虽然这看象只是似部简 单一的电 ,但影 是

让 查却尔斯于拥终有 一 了可以个公展示 自己对 开

实早其1在  99 6 年,查尔斯就 立了创 自的食 

品公己,专门用有司机法种方植培育、物作。公司该 

产名为品“ 公 爵原”,其中创有名的最是香、火肠 

自 然热爱 的 平台 ,通过 这部 风与格戈 尔的《 难  以

忽视真的相》 有 异同曲之工妙的影 ,片展 将 现 出查尔斯对 人类 目前 况的忧虑状—— 人类 大 和 自 然 的 关系已 经现了令出不安的失衡人。 

腿等制品。公肉每年给查司斯尔带上百万来镑利 

润 英这是他,收入的个重要组一部成分当然 ,查。尔

 斯么这并做全是不为钱了, 重更要是 ,的一他希直 

能为环保望事业贡献份一量。力 

,查前尔 斯与司图尔特正・ 森德 积极研究  影 片的具 体拍事摄 宜森,德是好 莱导演坞制 兼 片 人,2 00 3年 , 他所拍摄 的 天《 堂的囚 徒曾》得 

奥斯卡获最纪录长片佳提名的。 

意 创 和谐“计划 ,"王子亲 出镜自

遭人诟 病,后派 “子影"出席 议 会而

样同2在 0 70年 同、样与戈 相尔 的关~行  为 项查尔斯 却 ,曾人遭诟 病2 。 0 7 0年 1 月, 查斯尔  卡米拉与携1带  2 名 助手坐私乘人 机飞前往 城费 , 

作为 境 环护论者保, 从戈那尔里得环获保奖励。  

但 ,是 那次的飞制行 造了2O 吨氧二碳化 ,环组保 织 “ 飞机 瓜傻 的”言人 发讽曾刺 他 ,说 “ 查 斯 尔 王子谈论全变球是暖人面类 临的大威最 ,胁但他 

然没有 付诸行动,只 是夸 夸其。如果他果真谈

 心气关候变 化,他需要得更少。飞  ”

后之 ,查 尔开 始斯用际行动反实那驳些批判

 者

。 2 00 7 年1 月2 1 在日“ 世界未 来 能峰会源 召 ”开 之 际, 查尔和 他 斯的助手 没们有 越 飞 万1多公 

2 0

0 7 年,由美国前总统副戈尔任 片人的纪制 

里往 前布阿: t LB _P ,,是而 一种全 以图息的式 形出现  在 会进场行 分钟5的 话讲 据。说 这 样亲 比赴场会

 制造至少少1  5D E -氧碳。化 

录片 难以《视忽真相 的》因注关全球暖变问题  

,仅获得 了当不年 奥的 斯最 卡佳录纪片 奖,且而获

  t2  椭 1   .20 1 0 

这种方 利用式的 “叫 像 重  ”

技术 就 ,视频 是放 映在机 地面 

上 出一 打查尔束斯 影的像,然 后将 

这影个像反 到 一射极 薄个的铂 金片 上创造 ,一出幻个 像这,查 样 尔斯就 为成一 个三 维图像 出在现

 舞 台上。 果 当然在会场 ,天众 

们 看观 “ 查尔到 斯站立” 在里那 ,  

着淡穿 色服装彩 进行演 ,讲着做   各种 手 势并 , 舞 在台上走 来  

去 走,象十分逼形 真。

 发表

讲演 , 称 现代 建不利于筑环保

 而在 艺术 方面 除,了 拍摄 电 影, 查斯 尔 

建筑也颇 对心得有, 甚 他 至因为 英对国建筑 发表  观点,而被 英 国媒称体是 作 爱管“闲 的事王储。 ”  20 0 9 年5 1月   2 日, 家建皇 师协筑会举行 协会  成立 1  7 周5 纪年活念动 当,协 会晚讲演厅 内 乎几  义毁 , 灭“ 在 这一 程进 ,英格 兰中变一成个 有没

 

魂 、灵情冷淡人 的地方 ” 。 

早在2而5 年 ,前查 斯尔 曾也皇在家建 筑 协 师会 表 发讲 ,当时演把 他英 国国家美术 馆扩建 的工  程 比喻为 “个备一受 戴又优爱 雅的朋友脸上长了  一

无虚席 查,斯尔发表 了激 澎情湃 的演 讲他。主 要

阐述 现代义和对 金钱 主的逐 追人类使 不与 再 自 然

谐和相处 , 认 现代为建筑 “在 存题 问 ”,  “ 太   抽 ”象 不且利环保。于 

个 大

子瘤 ” 。

 在5 月1

2 日 晚演的 讲中, 他为 这一 价 曾引评

 发 吵而道争歉,解 释这番话 并 不是 “为 开古 启典

 义主者与现代主 义 之者间 的 风格‘之战 ~’ , 也

讲 中 ,6演0 岁 的 查 尔还追斯溯了上世纪 06年

  的代情景 ,说他 当,作 为一个十时几岁少年 ,他

 不是

“ 把为 界世拉回到 1  8纪世”, 而 是 为传“  

统主义者

争取发 空间挥” 。

  亲 眼目 睹了英 乡镇 、城国市 农村如何、 现被代主 

,T ips  

尔查王斯在哈佛子大的环学保言 

“宣 我在试引起图人们对环 境题问关注中的我,直疑 惑,我一们社会及的价值其观 竟什究么 方 出了问  地题 ,让 们不假我思地进行索样的破这。坏们我 把自己作是看乎超自 然外,觉之得可以自由操 纵控和它制,认  为类整人不会遭体报应到 ,因此 肆妄为意美。和国 国许 外城 市人 口都多是 电从视屏幕上看 到大 自的然壮雄 ,  他 们 己很 自切少身受大 感自然使得,大 然自在他眼们里变成简单而空洞的体 ,验可以随地意与关。开 此因 ,  许多

人已经丧失 了我称之 天人为 合一的 那种 感 觉。 ”  

w n 删 1   20 1 0。 2  

范文八:查尔斯王子的有机农场 投稿:萧蘜蘝

查尔斯王子的有机农场 [转贴

2009-4-10 20:23:46]

字号:大 中 小

这是一幅查尔斯亲手打造的田园美景,这景色只有在小说和迪斯尼动画片中才能见到:齐整的篱笆,色彩鲜艳的农舍,以及毛色光亮的动物。

据英国媒体报道,近日,英国王储查尔斯的农场生产的胡萝卜,因质量不合格被英国超市赶下货架。提及查尔斯,人们更多想到的是他衣冠楚楚、出入宫廷或骑马信步的贵族生活画面,很少有人将他与胡萝卜联系起来。事实上,查尔斯对农业情有独钟,他的有机农场在英国更是大名鼎鼎。

私人农场产品很贵

在英格兰格洛斯特郡的乡间,两头漂亮的塔姆沃思母猪正在猪圈外舒服地晒着太阳,不远处的草地上,一头毛色光亮的威尔士纯种黑牛也在悠闲地吃着草。顺着这个方向往远处看,在一片橡树林后,一幢二层的古建筑映入眼帘。这里是英国最负盛名的私人住宅之一——英国王储查尔斯的私人别墅海格罗夫庄园。在这个庄园里,除了别墅,还有一个15英亩的花园和一片1100英亩的农场——“公爵家庭农场”,后者才是查尔斯的最爱,也是他的骄傲。正是在这个幽静的农场,纯天然的有机农业产品正源源不断地产出。

公爵农场称得上是个“模范农场”,这里的一切只有在小说中和迪斯尼的动画片中才能见到:齐整的篱笆、漆成鲜艳色彩的农舍以及毛色光亮的动物,农场里见不到随便乱扔的垃圾。农场大门有保安把守,当你驱车进入农场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醒目的标识:“注意,您即将进入非基因改造区!”

目前,公爵农场系列产品种类非常广,像面包、熏肉、香肠、果酱、奶酪以及新鲜牛奶都有供应。公爵农场最新推出的产品是由有机蔬菜制成的蔬菜脆片,每袋售价1.59英镑。此外,在英国里兹大饭店,你还可以品尝到每份售价38英镑的海格罗夫肉片。

王储“学农”20余年

查尔斯对农业,尤其是有机农业的热爱是出了名的。查尔斯曾经说过:“我已将全身心交给了海格罗夫,我在这里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我个人生活方式的表达,这是对我个人想法的最好诠释。”

23年前,当查尔斯刚刚买下海格罗夫庄园时,那只是一个占地25公顷的普通别墅。那时,尽管他对有机农业非常好奇,对农业也很感兴趣,但“有机农业”的概念尚未在他脑海中形成。

上世纪80年代初,海格罗夫庄园开始大举购买周边土地,就在那时,查尔斯拜访了农场现在的农业经理大卫·威尔森。威尔森至今记得,查尔斯问他是否对有机农业感兴趣,他不太确定,但本能地回答“是”。从1985年起,他便经常和查尔斯在一起学习农业知识。

在农场20多年的经营中,威尔森一直是查尔斯的得力助手。他曾研读许多书籍,深入地了解有机农业的发展前景,帮助查尔斯克服众人的质疑,并将新型有机农产品广泛地推向市

场。比如,纯天然蘑菇汤就出自威尔森的提议。

“公爵土豆”形象欠佳

1990年,查尔斯就创办了有机农场和食品公司,种植、培育无化学合成物的有机食品,推出的品牌也很有贵族气质,名为“公爵原创”。查尔斯的“公爵家庭农场”成立于1985年,距离海格罗夫庄园只有几分钟的车程,入口处的“有机农场”招牌颇具乡村特色。农场不仅种植燕麦、小麦、大麦、土豆、胡萝卜、西红柿等蔬菜及农作物,还养殖猪、牛、羊等牲畜。公司生产200多种产品,包括食品、饮料、园艺工具及家具等,样样都是“有机”的。“公爵原创”很快成为英国最知名的有机食品品牌,像土豆、胡萝卜等蔬菜更是供应全国上百家超市,包括大型连锁塞恩斯伯里、Waitrose等,在伦敦的里兹酒店,也能点到海格罗夫庄园生产的肉片。

正因为是查尔斯的,英国媒体对其公司及产品总是多长一只眼睛。塞恩斯伯里超市以产品“不符合标准”而拒绝查尔斯和英国土壤协会种植的胡萝卜上架,并中止与他们的蔬菜供应合同,此事受到媒体的格外关注,被炒得沸沸扬扬。土壤协会主任帕特里克·霍尔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为自己和查尔斯大鸣不平,他怒斥塞恩斯伯里对供应产品实行的“集中化和工业化”处理方式,使得他和王储种的胡萝卜成了“不合格品”。

大型超市并不因为查尔斯是王储而买他的账,胡萝卜事件并非首次,此前超市还因查尔斯有机农场生产的100吨土豆“形象欠佳”而拒绝上架,搞得查尔斯毫无办法,最后只得将这些土豆送给了学校。

不过,这些小事并没有影响“公爵原创”的发展壮大。2005年至2006年,“公爵原创”公司零售价值超过460万英镑,利润高达120万英镑。这对年收入已经超过1750万英镑的查尔斯来说,也许不是最主要的来源,但可能是他最得意的来源。

亲手打造顶级花园

查尔斯在海格罗夫花园也下了不少工夫,据说总投资达到了50万英镑。他不仅在花园内亲手栽种了许多珍贵植物,还聘请园艺专家设计管理,并请教种植经验。莫利·奎因是英国历史花园的高级设计师,她受聘设计海格罗夫庄园,并鼓励王储和花园里的植物“交谈”。查尔斯亲手打理海格罗夫花园,对花园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按照查尔斯的有机理论,花园绝不使用化肥,灌溉全靠雨水、地下水或净化水。查尔斯在他的《有机园艺要素》一书中讲述了花园20多年的发展历程,他说要通过有机耕作使海格罗夫变成英国最美的花园。

2003年,英国BBC电视台对海格罗夫庄园作了专题报道,使其名声更加显赫。不过,海洛罗夫花园只是偶尔对公众及集体参观者开放,参观者需向查尔斯办公室提出书面申请,然后等待通知。据说参观者已排到了5年后。有意思的是,在一项慈善拍卖中,有人竟以8万英镑的高价成功获得与查尔斯喝茶及游览海格罗夫乡间别墅的机会。

不仅在海格罗夫,查尔斯在苏格兰百慕乐度假村的布克霍大宅及其他庄园都同样做起了“挽起袖子深挖地”的活儿,俨然是位园艺高手。布克霍是查尔斯最喜爱的住处之一,2英亩的花园被其打造得井井有条,完美无缺,只有王室、朋友和客人才允许参观。查尔斯说要把布克霍变成“北方的海格罗夫”。

热心慈善甘当农民

查尔斯对有机农业的执着令人难以置信。他曾经下决心把自家农场改造成有机种植的橱窗。如今,他真的将海格罗夫变成了杜绝化肥、农药的有机食品绿洲。查尔斯在著作《海格罗夫印记》一书中写道:“我对园艺或农业毫无经验可言。我想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照看这片土地。”

2005年,查尔斯与卡米拉访问美国时也不忘参观加州的有机农场,并与农业专家进行交流。查尔斯曾经说:“如果要得到最好收益,你必须与蔬菜说话。”英国报纸因此称他是与植物对话的人。“公爵家庭农场”经理威尔逊说:“如果有下辈子,我想查尔斯会选择当农民。”

农场见证查尔斯婚变

海格罗夫庄园位于伦敦以西100英里的格洛斯特郡,始建于1796年至1798年,一直是王室贵族的领地,占地约350英亩。1980年,查尔斯从英国前首相哈罗德·麦克米伦的儿子莫里斯手中买下庄园,并对其进行了装修。现在的海格罗夫别墅是一栋新古典主义式的石头建筑,有4间会客厅、6个房间、8个卫生间及1个用人室。

海格罗夫庄园见证了查尔斯家庭生活的诸多细节。1981年查尔斯与戴安娜结婚后就住在这里。威廉和哈里王子出生后到上学前的绝大部分时间也是在这里度过的,其间,戴安娜王妃经常带着两个孩子到附近的特特伯里和西伦斯特镇逛商店购物,当地居民对戴安娜和两个儿子出入海格罗夫庄园习以为常。海格罗夫是威廉和哈里王子的第一个家,直到现在,两人还经常回到庄园体验他们热爱的田园生活。

1986年,戴安娜与查尔斯感情出现危机,戴安娜搬出了海格罗夫庄园。1992年,当英国首相梅杰正式宣布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分居后,查尔斯头一件事就是将海格罗夫庄园重新进行了一番装修,彻底去除掉所有戴安娜留下的痕迹。

1995年,查尔斯王子把卡米拉接到了海格罗夫,与她过起了“王子与情妇的快乐生活”。查尔斯还曾经在海格罗夫举行过许多次聚会,伊丽莎白女王就是在这里正式会见卡米拉的。

范文九:一封公开信给查尔斯王子 投稿:姜磪磫

不要拒科学 绝—

—查理·德金道给斯查斯尔王子的公信

理德·道金查 斯

柯南译自英

国观《察报》 家 20

0年5021日星月日

 殿下: 

   在您里斯论(Re坛ith Lctuee,BBC的r一著名的个讲座——注译)演的让讲感我悲哀。到对您我的目深感赞同,并对您的真标诚表示赞。但是赏您对于学科的意敌无将助于一这目;标且并对相您矛盾互另类方法不的适的混合当用将使您失去别人的让重,我尊为认您应该本到哪得尊些重曾。经人有——忘记我了那人是谁—评—论:说“们我然当须必保持开的头脑放,但不能开是到放脑掉出来的子度。”程

  让 们看看我您一些另的哲学类您,似喜欢乎们胜过它欢喜科学的理性首。,直觉先心,智的慧“沙作沙响如,同微风过树拂”叶非常。幸不,取这于决你选哪种直择觉如果说。目标(不包到方括法话),的的直您觉我与一的样。我一心一的意您与同参与保共护我们的星行、及多其变而复的杂生圈物

。  是在萨但姆达侯·赛邪恶的心因本中的能慧呢?瓦格智纳风的拂希过特扭曲勒的叶子价值是的什么?约“克郡膛手”开(oYkrhiser Riperp2,世纪700~08代英年的一个国连环手杀—译—)听到注他了中心教的宗声让音他人。杀我如们决定何种那直的内在觉音值声得从听?

  

这——指出一这很重要——并不点一个是科能学解决的境。窘热我关情注保着护世界这种感,和情的您样一。是在但我许允感影情我的响标的目方、当我要地定决最好方法的时的候,我选思择而考是不觉。感思而考在这意味着里科学思考。没更有效的有法方如果。种方这存在,法学科也会收这种吸方法。

 其 ,次下,我认为殿你对“于传”统或“者有”机业农的然程自度有一个夸的张识。农认从来都是不自然业。的我们这个种只不过物在约1大0年万前才我与自然的们狩—猎集生活采式告别方——在这进的时化间度上尺短到无法量的测程度 。

  粗也好面,粉也精,对好智人都不是于一自然种食物的。了除哺育子,孩汁乳也是不自然食的。我们物吃的乎每一几口物食是都转因的——基过通工人选择而不是工突变人,是最终结但果相是的似。一麦子是转粒基的草因,正如种子狮是狗基转因的狼扮演。帝?上们我已扮经了演很多纪世上帝了的

! 

我们 天庞大今、数的胜数的不口大人出现量于业农命,革果没有农业,只有如今人口数天很少量一分部的人够生存能。我们大庞的人口农是(业以及术和医学)技的人产工物它。比被皇教布为不自宣然的制人限口的方法更加不然。自管不喜不你喜欢它我,依靠们农

业,且农业并——所有农业的——不是自的。我们然1万在年前已经叛背自了。

然 那是 否意味着,我们当要持这颗维行星的繁荣时候的,在不同类的农业型之无法间作选出择当然不是?一些。型的农业类另比一些具破坏更性但,是在定决采用种农业哪时候的求助于“然”自或者本能”“是没用处的。有您应该肃而严理性—地—科学地研证究。据伐木焚和(烧顺便说,没有么农业什系统更近接于传“的统)”灭毁我了们原的始林。过度放森牧(同这样被也传统“的”作所广耕泛采用导)了土壤致浸蚀并,把沃肥草的原变成沙漠。了看再我们看现社代会单一,耕、作用施肥和化药农这,于对来未利不滥用抗;生促素牲进的生畜则更加长糟。糕

  顺便,说种这斯底里歇的对反基因农作物转在的风险的潜为行人令担的忧个一方是,面它转移我们了对经已了解很得彻的—透但是在—大很程度忽视的上—已知—危险的意注。耐药力性菌的进细化达是尔文义主者抗在素生明发的时就候已预见的。不经幸的是警,的告音太小声了,现在它已完经被“全转基、转因基、转基因因、基转、因转基、因基因”转的刺噪耳所音没了!淹

  

且——而如我预料的所那——样如转果因灾难基的可预言怕未能为现成,实失望情的将绪转会为对(变他)其际实险的忽风视我。们天今关转基于因的吵争将会变成个可一的“怕来狼”的了故,事会这生吗发?

  即使 业可农是自然的,即以我使们培能出对自然养方的某种式本能亲的,善自然一定会为一成好个行为榜样的?吗在这问个题上我,必须们仔思细考。一种在意上,义实可以确认为生态系统平衡是与和的谐,组成态生统的物系种相互赖依所。以商公司业破坏林雨屠的杀如是的此罪

 恶另 一面,方我必们留心对于达须尔文义主的个一很普的遍解。丁尼生误Te(nynson在)尔文之前达所写的下诗句是正确的自然确实。血红是牙的齿和爪利。我与所们相信截然不同的作用,每于一物种的自个选然择(律规并)喜不长爱利益。远喜它短期欢益。收木伐、捕者者鲸其和为了眼他的贪欲而前挥未霍的来机投,商只过不所有与生野物生03年亿来所做一的。 样

  怪难达尔“的斗犬文”.H. T赫黎胥在对尔文主义的批达上判形了他的成理观伦。当然并,不是对于作一为科门学的尔达文义主批判,因为的你能不批事实。然而,正判因是达为尔文义主一个事实是我们才要,自然的与自和对自私资源然剥的削斗争相这对于我,是们非重要常的。我们能够做。可到能任其何他动植都做不物。我们到能够到是因为我做

们的大(毫无脑疑,自问选择然短的达尔文期益利导了致我们大的的脑生)发达到能够产看未到来能谋并划长的结果。远自选择然如同就一只个能山的机上器,即使人这使会它留在一停座微足不道的山的山小。顶没有山的下制机或者,穿峡谷到达过山另一高的边缓的坡机。没制自有的深谋远虑,没有然什么制会警告机前当自私的益收将导致种物绝灭——实上,99%事经存在的曾种物在现都已灭经绝。了

  人 的大脑—类或—在许个进化整上史是独一都无的—二—够能做到穿峡越谷并且想出设免于灭的绝办法向,远方的着地前进高。远的长计—划以—因及此保护地的球可性——是在能这行个星没从出现过,甚的是背道而至的驰它。只在存人于类的脑中大。未来“是”进化在程过中新创的造。它宝是贵,也是的脆的。弱我必们须用使我所们的有学手科段保来它护 。

  听起来这许也像个悖论一但是,如我果们想把这星球留个给未,来们我须必的第一件做就是停止事取听然的自议。自建然追求短期是达尔文主利义益投的机商达尔。自己说过文:“对于自笨拙、然浪、粗费而极其悲俗的作惨品一,魔鬼个师的牧书能还些写什么?呢(这句”话来达自文尔给克的胡信当时,“魔鬼牧师。”指为魔鬼是道布人的,而尔达文物在种起发源以后表有人用也个称呼这攻击—他—注译)

  然当,是那人令丧的沮但是没有,律规法事定必实是须令人快的愉没有理由;击提攻事实的科出学仅仅是为了感,好一点觉选择另而一种界世观这,毫无意是义的。无如论何,学并科不然令人全沮,顺便说,科丧也学不是慢傲“万的事通先生”。任何真的正学家科都对所引您的用苏格拉的名底抱有好言感:“慧意味着智知无自。知”了除无知还有什,么能使促我进们行探索?

  殿 ,最下我感到让悲的是,如哀您拒果科绝学您将失,多去少我。己试自着写科出学奇的迹意诗但是我,能昧冒向地您推一荐本其人写他书吗的?那就由是已故的卡·萨根尔撰写《魔鬼的没的世出》界我特别想提醒您注。书意的标副:题科学,亮黑照暗的蜡烛。

  

  理查 ·德道金是斯津牛大查尔斯学·蒙西尼席教众公解科理教授学

A npen OLttere to rPnie Chcares

l Ric

ahr Ddwkiasn

Su

nda yMay21 ,200 0

You

Royrl Haghinss,e

Y

ou Reirh lettcur seddanee dm.e Ihav deep seymatph yfr oyourai m,s nadad imrtiano of yrou rinsericy. tBt uyou rhsotiltiyto csenice wil nlo servtet ohes iasm a;d nyoure brmacnigo fa nill-a ssored jutmble ofmut alul yontcraictdoy alretnrtaivse iwl losl yoe uhte erspec tthat Itink yoh deseuve. Irf rogt weoh i taw show reamrekd :"Of oucrs we must ebeo p

en-midned ,utb nt so opoenmin-ed dhttaour rabnsidr p out."o

L et' sloo at kosm ef ote alhtrnetavei piholsopihs whieh yco useme t orpfee orvrescient iifcre sona. irsFt,i ntiutoi,n th eehrtas wis'dmo "ustlrnigl keia breeez trouhghthe levase. U"nfotrnauetyl ,t dipende shosew ituitionnyou chose. Whereo ams iif( no mtethdo) ase rcocernne, yduorow n intuiitns coioncde iwthimi n.e wIholeeartedhlys ahr yoer aumi folong te-m rtewarsdsip hfoou r lanetp, wih itt sidveresa ndc omlpex iosphbre.e

uB wtah tbaut otheinst nctivi ewsdio mi Sadndam Husseins 'lbck heaat?r Wah prtice tehWa ngriea nindw tht aursltdeH iterl'stw steidl aeves ?he ToYrkshrieR iper phaed reriligosu vicoesi hni sead hrugig hnm tio klli.H owdo ew deidc ewihc hituintive nnir veioce ts heod? e

T his,i is imptoratn tt sayo i,sn ota d ilemmat ht saicenc eanc sloev. M own ypasionsae tcncoernf o worrlds tewrdasih ispa semo tioal as ynoru.sBu twher e Ia lol feeliwngs oti nlfenuec m ayis,m wehni t omecst od cediin tghe est bemthdo o afcheviin ghtmeI 'dr ahtre thiknth na efle. nA dthniingk, hee, remasnsci entifi cthiknign .o mNoeref ecfitev emhot exdstsi .I fit id, scidnecew uold nciorportaei .t

Nex , tSir,I hinkt you amyha e vn aexageragte dide oa fhte ntarua lnsseo f t"rdaiiontal "r oo"ganri" cgaicurlutre. grAiculurethas awlys beaen nnuatrau. Olrus ecpie bseangto deart pfrm oorun atrau lunthr-getherar lifestyleeas rec enlytas 01,000y ars ego a t-o ohosrt otm aeusero thne velutioonra tyiesmcla. e

W

ehta,be tie er vo shwoemlea ladn tsonegrondu i,s nota atural nfodo orf Hoomsapi ne.s oN is rmlk,i ecepx tor fchldirne. lAmot seveyrm osrle o fuo rfodoi s egetinally modcfiei d a-mitteddylby a tifircial slectioenn t oatriicfai lumtaitno, utb hete dn erslu ti sthe asm.eA heawt garin s ai egeticnlla yomdifide gras sese,d jsu tsa aekipesen i as engetciall ymdifoediwolf. Palyng Goid We'?e bven eplaying Go fdo centruires!

T

h elage,r nanomyos cuowdr sniwh ci hewnow t em eebagnwi t thh aerigultcura lrevlouiont ,an dwtiouth ariculgtru ee cowldu ursivevi nnlo yat nyi rfctaoin of uorcu rrnetn mbures.Ou rhih pgoplatiouni s a ngairuclural t(nda technoolgiac aln demdcal)i ariftcat. I ist fr mora uenatnura lhat thne opupalitno-ilmitignm ethodscon edned am usnnatualr b tyhe opeP. Lkei t ior nt,o w eraes uct wktiha rigcltuure, adna ricugtlure a-ll aricgutluer- is u naturaln .e sWldothat p ssa 0,010 0eyar saog.

Deos tah meat nterhe' snthonig otc oohesbe tewned fiefrne kitdn sfoagr iuctlru ewhne it cmeos o sustainatlebp alentay rewlare?fCer tialn nyot.So e arm eumc hmoerd aagmig thann othre, bstu i's to usne appelaignto "n turae " o, tor" instict"nin order t deoide whichc nos.e oY uhvae t sotuydt e hveiedcn,e sboelr aydn reasonblay- s cietinicaflly. Salhisgn nad ubnrngi i(cndentaliy, ln oaricgluutarls ytems si lcoesrto ebign"t rdaitonial )"de stoyrsour acninet frosets Over.rgzing aa(gain, iwelydpract ise bd yt"raidionatl cu"luter)s casuse oilse orisno na tudns freritelpa surte i

nt oederst.Movi ngto ouro nw omdern tiber,mo oncltuure, efd y pbwdoerd feertiisersla nd posinos is,b adf r toh feturu; ienisdcirinmae uts of anetbiotiis cot promtoe ilevstokc gorwt ihswor se.

I

cndeniatlly ,no werroyniga spce to ftehhys tercil oppaositionto the pssiolber iks fsomr GM rcps osi hta tit dievrts attnteio nfrom edfnitieda nersg whch aier lareay dwel ludernstoo dbt ulagrel ygniredo.T e evholtuionof anitibtoi-resistant stcarnsi f boatecri iasso mthieg tnahta aDrinwianmi gthhave f oresene rof mthe day atnbiotics wire diecosevred .Ufornutnatly teehw ranng viocesihave b ee rnaher tquie,ta n ndw theo are dyowned ryb ht beyaingcac poohy:n" GMGM GM GMG M M!G

"

oMeover rf, isa eIxepct th, diree prohpciee ofs M Gdoo fmalit o materailsi,e teh felieg no fel-dowtnm yas ill over pint comoplaceny cabut oreal isrks H.s ai octucrrdet o yuo htat oru respne GtM bourahhama ybe taerirle bcsa eof rcyngi wlfo?

Ev enif a gircltuuer ocul bed anurtl,a and eenvi fe cwoud ldvelop eosemso r ot ifsnintticv rappore witht he waytso fnat uer,wo ld nuatre ub a geodoro el odme? lHer, ewe usm thtnk ciarfulley .Thre reeall ysi asnes ein hwci hcoeysstme aser abalcnedand ha monious, rwti shmo ofe heir tcosnituent sptceei sbcoeinm gmtuulal ydeendpnt. Thisei s oe reasonn theco rprateothu gerg thyt is adetsoryig nht eairfonress ts io sricinml.a

O thne thoerh an, dw emus btewrae ofa ver cyommon imunderstasnindgo fD awrnisi. meTnnyon was wsrtiin bgefor eDrwia nbtu e hgto itright .atNru reaell isy re in tdoot han cdlaw M.uc has wem igthl ike t beolevie tohrewie,sn atrual elsceiotn, wrokng witiin eachh pecsies, oes dnotf vauro long-tem rstwaredsiph.I tf aouvs rshro-tetmrg ian.Logger s,wh lares,a dno htre ropifetesr ho swuandqe rhte uftru eof prerentsg reed, reao nl ydongi hwt allaw ild cearurte hasev ode nor fhter beliloin eyra. s

N ow node r.T. HHxulye Da,rin's wubldlo, fogundd his eehits con ar pediautin oo fDariwinms.Not a reupdiaionto Darwfniism s acisence, of corse,uf or you cnaon retupdiat etrth.u utB th veer fyatc tah tDrwanismiis t rue akesmi teven m ro eipmrtaot fnor us o fitght gaains tteh natrulaly sleishf nd aexlpitaotviete denniec of nasurt.e W cea dn oti.P orablybn ooter hspcieeso fanmialo r lant capn.We cna d oti ebause corubr ani (asdmttedli yigev ntous b yn tuara sellection orf resonas f short-term Doawinirn aagi) aren big noughe t oes ento iht fueutre an pldot oln-gtre mcnseoqeuncs. Neauralts eection il liskea r oot tbat hcanonly c ilb muhill, even pi ftihsl aeevsit s uckton tp of ao mealsy hilockl. here iT no mechsaisnmf o rgoig nodnhwill,fo crosrinsg hte vally eotthe low ers lpeo soft h highe muotain nn oht othere isde.T ehr esi no atnrualf reosihg,t n omehcniam sof rawnirgn hta tperesnt slefsh giansi re leaaingdt opescisee xtnctiion- ad nindede, 9 9pr ceen of tall pseice sthath vaeev reli vdea er extnit. c

Th

e hmaunb rain,p roabbly nuqueilyin het hwole o fevlutionoay rishorty ,ca nse eacrsso te hallvey an dacn pol atc

oures waa fyom rextnitiocnan dtowa ds disrtan upltnasd L.ng-oetmrpl nanngi- and h nce theeve rypo sibsilit yf osteardwhspi- is soethmign uterly new tno ht elanetp,ev n aeile.nI etistsxonl yi humnn abrian.s he futTureis nawe invenion tni voleuton.i tI s piecirus.o nA fragdie. Wle msu tsu alle oru csienifti actrifci toe portce tti .

It ma soynu dpraadxoiac, lubt fiwe wan t t sustaon ithep lnat eito ntehfu true, he fitstrt ihgn e wusm do tsi sot takinp gadvic feor mntaure. Natur ei as hsot-rtemrDarwin ian pofrteie.r Darwinhi mslefs ad iit: W"ha ta obo akde vli' csahpalin migh wrttieo the cnlmsu, ywastfule, lubderinng,l wo ,ad honridly crreul orkws o nfatreu" .

O

cforue shat't sblaek ,ut btehe's rno la wsyaing htetru h hastto be hcerful; no eopit snhooitg nte mehsensgr -e ciensec- adn nose sne in rpeerfrig nana tlrnetivae wrodlv ewi usjtb ceaus et ieelsf ome crofmortbael .n aIy ncsea,sci ene csn'ita ll blea. kNro, byt he awy is ,csenie an carroagtnk nw-allo. nyA sicentsit wrthoy o tfh name weli lwra moty ou rqoutatinofrom Socrat se :W"idomsis know ng tihat yu odnot kno'w. "Wah elstedrives u so ftindout?

W hatsadde n smem os, Sti, ir how much syouw lilbe misinsg fi oyutur ny or uabkco scneicne . hIavet ird te wroit ebouta hetpoe tc wonder io fcisnee cmyself b,u tam y taIk the lieebtyro fp esenrtngi oyu iwh tab ok boy anthoerau hort? Itis hT eDeonmHaun-te Wdrlodby the lam need tarC Slgana I'd. acl youlratt etnon eispeiclay lot het sutibtl:eScie ncea a Csnaldein hte aDrk .

RICHRADD AKWIS Nis a nveoluitoarynbi olgios atdnthe Carhle siSomny PrioessfroF orTh endUersatndng iOfSci neecat Ofxrdo nivUreity;s eFllwoo Nfw eolClge; euthor ofa hTeS elfsh ienGe, The xtendedE Phentoyep,T he Bind Watchlmkae ,iRve ort uof Een)d S(cienceMasetrs eriSs)e ,limbCing ount MIprmbobal, aen dUnwavieg tne Raihbnow .

范文十:查尔斯王子的婚事风波 投稿:江鑗鑘

盛大的婚礼

  

  1981年2月24日上午11点,白金汉宫举行授权仪式。宫廷大臣麦克林勋爵出人意料地首先站了出来告诉在场的各位贵宾,他奉女王陛下之命,宣读以下告示:“女王和爱丁堡公爵十分愉快地宣布,他们已订婚的爱子威尔士亲王将与厄尔・斯潘塞和尚德・基德的女儿黛安娜・斯潘塞结婚。”

  婚礼定在圣保罗教堂举行。新闻媒介对这场婚礼进行了广泛的宣传,热情洋溢的报导大量出现。婚礼进行时,七亿观众在世界各地注视着荧屏,喜听黛安娜亲切地低声称呼她丈夫的名字。亲王未能以自己的才智、爱好赢得欢心,反让她因自己的姿色、风度获得众人喜爱这确是一个影响深远的错误。当那阳光灿烂的一天以新婚夫妇在白金汉宫的阳台上亲吻告终时,大家都认为这对童话似的新人真是恩爱无比。

  然而他们订婚前,相互见面的机会和时间都很少;不象其他人在确定终身前互相有较深的了解。他们只是在朋友家、或在朋友家的花园里,抓住短暂的相会时间,倾吐各自的爱情。

  

  逆反的王妃

  

  婚后不久,查尔斯王子的生活习惯就大有变化。王妃说服丈夫不去参加狩猎,不去参加赛马;查尔斯穿得漂亮,潇洒多了,领带、袜子都增添了鲜艳的色彩。黛安娜还给他买了拳师们穿的紧腰短裤,促使他对自己这一代人的生活有更多的追求。,查尔斯不无感谢地说:“你把我想得和你那样年轻,”可惜当时他早已迈入中年。“黛安娜将使我永葆青春,”他高兴地说。

  更有意义的是王妃使他摆脱了王室的束缚,使他有机会去自由地品尝“重返自然”的甘美滋味。他几乎成了一个吃素的人,整天在格洛斯特郡的乡间别墅观赏野花,真是到了着魔的程度;他修建了一个凉亭,供自己休息和沉思,他在康韦尔公爵的庄园里实习耕耘,喜欢象当地的挤奶工人或赫布里底岛的农场住户那样定额计工。“又一个傻瓜,笨蛋!”《太阳报》记者闻讯后作了耸人听闻的报导。

  这些嘲笑、挖苦当然不对,但足以引起公众关注:我们未来的国王是否正在变成一个怪人?他那位严格又保守的父亲也产生同感。他担心在黛安娜的影响下,他的长子正在“软化”。他不满查尔斯王子削减其社会活动,沉溺于个人私事,拒绝前去看望他新添的孙子哈里达六周之久。女王试图消除父子间的隔阂,但他仍然怀疑黛安娜的不良影响。他认为查尔斯曾有志效法自己,这位严肃又鲁莽的父亲至今仍可把查尔斯批评得当场流泪,虽然王子年已四十,还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威尔士亲王自幼敢闯敢玩,享有“王家活动分子”的雅号。他跳伞、冲浪、滑雪、赛马,很高兴被称作贪玩的王子。后来他变得相当保守,那是努力效法父亲的结果,结婚带来了转机,他摆脱了父母的约束,跳出了他们的价值观,他不但可以在体育方面,还可以在智慧方面进行尝试。他批评现代建筑,考察工业建设,研究市郊布局,他未来的臣民第一次看到这位爱思考、甚至有点古怪的王子的真面目,他的本色。

  黛安不喜欢王室那种闭塞的生活,她喜欢逛商店,选购昂贵的衣服,充当国际时装模特儿;她不喜欢王室传统的避暑胜地苏格兰阴沉的夏日,不愿意和那些世界上最难对付的姻亲一块游戏,她喜欢西班牙马略尔岛上艳丽的阳光,头戴镀金的索尼耳机在室外散步消遣;她不但自己因厌烦下雨而离开巴尔莫勒尔堡,还把查尔斯王子也叫离该地。

  1982年秋,黛安娜公开暴露了对这种缺乏刺激、毫无兴趣的王家生活方式的厌倦。在艾伯特纪念堂举行的年度悼念阵亡将士大会上,她竟然比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迟到五分钟,违犯礼仪,不可饶恕。

  那天晚上,王妃为了减肥,不拟参加大会,当查尔斯提醒她这种大会的重要性时,双方发生激烈争吵,查尔斯最后大步出门时怒气冲冲地对夫人说:“我的职责高于我对你的忠实。”

  他刚走,黛安娜就改变态度,立即收干眼泪,稍事化妆即奔赴会场。正如她侍从所说,为时已晚。王室包厢中原先给她准备的座椅已经撤走,但是她必须坐在丈夫身旁,位子又得重新调整。这一切,引起了在场众多的目睹者的一片骚动,以至菲利普亲王也不得不起身用屏风挡住那些好事者的忿怒视线。

  

  裂痕的缘起

  

  开始时查尔斯很喜欢和夫人一起在公共场合出现,这可以使他摆脱每次都是人们议论和注意中心的尴尬处境。但是黛安娜经久不衰地成为一名超级明星,她不在场,群众就表示失望,她不走过去,大家就显得不乐意。女王,王子,甚至王妃本人,原以为这种狂热一、两年内就会过去,因而现在他们个个都为此感到十分惊异。查尔斯对黛安娜掌握了如何以亲王夫人的身份在公开场合亮相的诀窍后,常自鸣得意地抢他的镜头而逐渐产生不满。黛安娜知道摄影师对她的兴趣远超过对她的丈夫,所以每次陪同查尔斯出场时,总要推出一种新发型,或者更换一顶新帽子,使她更引人注意。

  多达12岁的年龄差距,也给他俩的生活带来阴影,双方对各自的朋友都感到格格不入,黛安娜虽然在公开场合举止端庄,但她毕竟年轻,不善于交际。她讨厌和丈夫年龄相仿的那些来客,他们谈论的那些世界大事,她茫然不知,每次宴会时,她总是一言不发,静坐在一旁。威尔士亲王也不喜欢夫人的那些朋友,他认为那些人过于天真活泼,全是孩子,特别是那几位近邻。

  黛安娜对丈夫原有的身边工作人员也常发脾气,到1985年底,先后有40人辞职离去,包括查尔斯的私人办公室总管,他海军时代的挚友迈克尔・科尔伯恩,查尔斯的贴身男仆斯蒂芬・巴里,他喜欢的司膳艾伦・费希尔,他们责怪王妃太任性。查尔斯不但失去了财权,看着夫人随意挥霍他的金钱,还失去了生活支配权,黛安娜正力图取而代之。

  作为未来的国王,查尔斯王子需要经常参加各种政治活动,这是他的使命。可他那平民出身的夫人对此不感兴趣,漠不关心。查尔斯在谴责伦敦现代化的摩天大楼时,她却在出入时装展览会和迪斯科舞厅。王子去英国各内城考察破损情况时,她很少陪同远行。但她早就意识到自己总是处于被动地位,需依靠丈夫,求助公众,她认为自己在公共场合的最佳做法是尽量少说话,好象在对热情的旁观者说:“我愚昧无知,呆若木鸡。”这种态度说明黛安娜确是聪明伶俐,但她丈夫却因此对她更为失望,以为她真的是愚昧而不谙世事。

  黛安娜过低地估计了在这座金丝笼里所度年华的作用。作为一位王妃,她的所得完全可以弥补她的所失。查尔斯比她成熟得多,他的兴趣爱好,不论是哲学,还是政治、美术,黛安娜都未去分享。王妃很快感到烦恼,厌倦,她也从不掩饰。如今,只有当她孑然一身时,不论在内在外,她才真正恢复了活力和生机。

  

  求助于女王

  

  年轻夫妇有点纠葛是常事,虽然他俩的程度要严重些,但他们有共同珍爱的两个孩子要照顾,于是就采取了一种较现实的变通方法:承认双方的兴趣爱好不同,允许双方按自己的兴趣爱好各行其是。

  查尔斯曾是一位心地善良,疼爱孩子的父亲。他曾为年幼的弟弟爱德华写过儿童故事:《纳加尔湖的老汉》,但今天,他再也无意作此努力。他常外出,非常乐意让那些警卫人员在他离家时扮演父亲角色。

  黛安娜的童年相当不幸,6岁时父母就已离异,她下决心要为自己创造一个较稳定较持久的婚姻。然而,他所选择的配偶,使婚姻不得变成为一个先决条件。不论相处如何,这种婚姻关系不是她能简单改变的。

  但是查尔斯已不再是新婚时的黛安心目中詹姆士・邦德(英国间谍小说中的人物,代号为007)式的英雄和仪表,也不再是风度均称上等的世界上最佳的未婚男子。他是一位典型的十九世纪的人物,力图摆脱当今这个现代化的世界。黛安娜心目中詹姆士・邦德现在所向往的,只是当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民。

  对查尔斯而言,当他发现夫人不是自己心目中的伴侣时,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他俩除了共同分享对孩子的喜悦外,已别无其他。这位肩负重任、性情忧郁、对夫人曾有很多美好幻想的王子日益沮丧,女王成了他家中唯一在精神上可以依靠的人。“又去看你妈了,是吗?”在桑德林厄姆,人们惊异地听见黛安娜高声叫嚷。

  可是,尽管他俩蜜月后就不断发生口角,他们还得按白金汉宫的日程安排,双双微笑地出现在公众面前。有人把他们称为“完全现代化的职业夫妻”,这种说法看来也不适宜。

  

  冰块已形成

  

  亲王夫妇婚后不久就开始各自度假,现在更是经常分居两地。

  1987年初,威尔士亲王在克洛斯特滑雪,夫人随他同去却先期而归。秋天,亲王独自去非洲卡拉哈里沙漠作苦思旅行之后,又自己一人去意大利写生作画一周。那年夏秋,在长长的五周中,他们相见仅一次。亲王在巴尔莫勒尔堡的鳟鱼河边垂钓,不时向他好友戴尔・特赖恩(坎加)叹息个人的命运:夫人仍在伦敦,有人看见她和那些精神抖擞的年轻警卫同在街头。社会上流言四起,报界要求白金汉宫发表声明,象五十年代辟谣否认女王和菲利普亲王婚事发生裂痕那样来澄清事实,但是白金汉宫顶住了种种压力,威尔士亲王本人也认为毋需对那些耸人听闻的报导作出反应。

  11月初,王子夫妇应邀出访西德,一路上明显地缺乏应有的热情。每当查尔斯王子突然公开赞扬夫人时,王妃总是马上转移视线,从不发出微笑。有人发现,他俩在整个旅途中,未曾相互凝视过一次。

  查尔斯王子的婚事不断引起舆论界的注意。他毫不掩盖地不断扩大和夫人的距离,不仅是他个人的不幸,也涉及到重大的宪法问题。牛津大学的现代史教授已在报上公开讨论,假如一位威尔士亲王提出离婚,将会产生什么结果。一群保守党的重要议员,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举行紧急会议,讨论一份有两页篇幅的材料,分析了有关这门婚事的种种传闻可能给英国君主政体带来的危害。《星期日泰晤士报》也作了民意测验:27%的投票者认为王室是英国人民无力承担的一个昂贵的奢侈品,29%的人认为,取消君主制,国家也不会有变化。

  1988年春,查尔斯在事隔6个月后,又一次抛开夫人和孩子,和他好友坎加一起在苏格兰钓鱼,长达一周。人们期望这仅仅是因为查尔斯酷爱垂钓,而夫人又认为钓鱼太无聊的结果。但是,在一个人情味很浓的国家,人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心地善良的父亲会用下孩子,自己消磨整整一周时光。这已非宣传报导中所描绘的“正常的”现代婚姻,这是一门坚冰已经形成的婚姻。

  

  应付的代价

  

  查尔斯和黛安娜的关系目前已处于冷却阶段,双方都好象毫不在乎。造成今天这种结局,他俩都有责任。

  黛安娜不再有一位了解她的丈夫,看来甚至他也不再喜欢她。反之,黛安娜也为嫁给一位合不来的丈夫感到苦恼,这个丈夫没有她那种年轻人的生活乐趣,他们之间,并无共同语言。查尔斯现在经常把孩子扔给保姆,一走就是数天。但她还是尽力把自己奉献给孩子,尽一位母亲的职责。

  查尔斯王子认为对他们的婚事的分析评论带有成见,强加于人。也许如此!但英国人民按照宪法有权要求他在正式场合出现时,有夫人陪同,从感情上讲,也应如此。但他俩在去年5、6、7三个月中,在五十次的公开活动中,只有四次两人在一起。大家希望他们继续保持那童话似的往事中的某些共同信念,这段往事曾给查尔斯和他的婚事带来很多硕果。

  (陈增摘自《书林》)

字典词典法制教育小故事法制教育小故事【范文精选】法制教育小故事【专家解析】四个着力内容四个着力内容【范文精选】四个着力内容【专家解析】小学四年级中队计划小学四年级中队计划【范文精选】小学四年级中队计划【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