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塔元素神殿熔岩神殿_范文大全

刀塔元素神殿熔岩神殿

【范文精选】刀塔元素神殿熔岩神殿

【范文大全】刀塔元素神殿熔岩神殿

【专家解析】刀塔元素神殿熔岩神殿

【优秀范文】刀塔元素神殿熔岩神殿

范文一:“泡腾”熔岩灯 投稿:郝篈築

今天我们要为大家提供一份详尽的熔岩灯拼装指南。利用家里常见的植物油和泡腾片,你就能制造出光影变幻的神奇景象。快叫上小伙伴,一起来试试吧!

  【实验材料】

  你需要准备:

  一个透明的塑料瓶,一杯食用油,一杯清水,一瓶食用色素,一片泡腾片

  注明:经过实验处理的各种材料均不能再食用。

  【操作步骤】

  首先,我们向塑料瓶中加入大约30ml清水和几滴食用色素。如果你厌倦了千篇一律的红色调,那就给“熔岩”来个华丽变身吧――赤橙黄绿青蓝紫……做一排彩色熔岩灯?哇哦!听起来棒极了!

  接着,我们将食用油倒入塑料瓶中。瓶子里会出现明显的液体分层现象,两种液体因密度和性质不同而彼此“划清界限”――有颜色的水沉在下层,而黄澄澄的食用油则漂浮在上方。

  最后,我们要向瓶内投入一颗“引爆装置”――泡腾片。质密的药片会凭借重力优势向下沉降。它先穿透油层,后沉入水中,并能即刻溶解,产生大量的气泡。咕嘟咕嘟,红色的液体不断向上翻涌,看起来真的宛如火山喷发一般。

  大约两分钟之后,泡腾片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水和食用油也陆续回到各自原有的“领地”中,瓶子里热闹的气氛逐渐平静下来。

  【原理解密】

  “熔岩喷发”的奥秘,源于神奇的泡腾片。“个头虽小,威力十足”,用这句话来形容它可一点都不为过。

  在泡腾片中,真正促使液体“沸腾翻滚”的并非药品、食用添加剂等基本组分,而是一种名为“崩解剂”的特殊物质。从化学成分来看,这个“始作俑者”是由碱性物质(如碳酸钠、碳酸氢钠)和酸味剂(如藻酸类、苹果酸、柠檬酸、酒石酸)共同组成的混合物,具有良好的吸水性,遇水后能够迅速地离散开来。

  通常,在干燥状态下,崩解剂显得非常“羞涩”,它们以微小颗粒的形式隐藏在药片之中,并不会发生化学反应。而当片剂与水溶液相遇后,其中的组分迅速溶解,酸碱物质发生剧烈的中和反应,制造出大量二氧化碳气体。这些小气泡部分溶解于水溶液中,多余的则聚集在药片周围,带动其在水中上下翻滚,凭借自身的浮力将彩色小液滴拖拽至油层,进而制造出酷似熔岩喷发的壮观景象。

范文二:杀人的神殿 投稿:韦匑匒

切尔是一名美国探险家。这天,他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一个叫巴克里的人说,他与朋友赫林前往土耳其的爱烈巴坦神殿参观,没料到赫林莫明其妙地失踪了。他只好独自回到了美国。

  “爱烈巴坦!”切尔不由得一惊。这座神殿以诡异出名,由来已久。切尔马上给巴克里发信息,巴克里惊恐地说:“我真的不想再去这个鬼地方,但为了寻找我的朋友赫林,我愿意陪你去。”

  爱烈巴坦神殿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堡附近。从1920年开始,因有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现象,从而闻名于世。一年后有一支考古队前来考察,发现神殿里会出现来历不明的大雾,然后涌出大水,时涨时落。几十年过去,这一秘密尚未被揭开。

  切尔在巴克里陪同下,前往土耳其。他们到达爱烈巴坦神殿的时候,天气晴好。神殿的造型恢宏精致,浅灰色的外表在阳光下显出远古式的神秘。

  两个人走进大厅,里面的一切美轮美奂,雪白的大理石石柱上刻有精美图案,拱型天棚上那张开双翅的天使雕像欲飞而下。不过切尔的注意力放在地面,地坪也是大理石铺就,严丝合缝。这里就是当年有人发现雾和水的地方。这些雾和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正在研究着,巴克里突然惊叫一声:“不好了,起雾了。”切尔一抬头,一阵浓雾迎面扑来。霎时间,整个大厅就被浓雾笼罩了。切尔发现巴克里不在身边了,连忙呼唤:“巴克里先生,你在哪里?”可是没有听到回答。就在这时,切尔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他感到一股水流到脚边,迅速上涨,涌进了鞋子,又漫到了脚踝。

  短短的十几秒钟,水就如此迅猛地上涨。切尔急忙拿出指南针,辨准方向,朝前跑去,很快冲出门。

  切尔站在门外,见里面仍是浓雾弥漫。他惊奇地发现,那些水漫到门槛的高度,就不再上涨。正在此时,切尔听到背后有人说:“天下奇观,真不可思议。”切尔一回头,看到一个陌生人正在朝他微笑。那人自我介绍叫霍夫曼,是一名考古学家。

  霍夫曼说:“如果我没看错,你们刚才是两个人进去的。”切尔又大声呼唤巴克里,里面没有回音。

  难道巴克里也失踪了?切尔回到神殿的进门处,霍夫曼仍站在门口,向他招着手说:“殿里的水已经退了,你敢进去寻找吗?”

  切尔朝里一望,果然里面不仅雾气散尽,水也退了。他还在迟疑,霍夫曼已经跨了进去。大厅里也没有巴克里的踪影。切尔喃喃地自语:“难道刚才起雾时,巴克里先生先跑出去了吗?”

  霍夫曼说,这个大厅只有一个大门。我从你们进去到现在,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门。巴克里先生如果出去,我一定会碰上。”

  突然,霍夫曼惊叫一声:“不好,又起雾了。”切尔一抬头,那股浓雾迎面扑来。他连忙拿出指南针,朝着大门方向跑去。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跑出门,而是“咚”的一声撞上了墙。随即感觉脚下的地坪往下一陷,他来不及喊叫一声,就“哗啦啦”坠落到深渊里去了。

  切尔跌得晕头转向。睁开眼,四面一片黑暗。

  “有人吗?”他喊道。

  忽然间,旁边响起一个声音:“切尔,你终于来了。”

  “巴克里,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儿还有一大群人呢,不过他们都是死人,只有一个活的。”“谁?”“赫林。”

  “赫林?他还活着?”切尔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根据时间推算,赫林在神殿里失踪已经将近半个月,他靠什么活下来?

  切尔掏出打火机打着,霎时,面前呈现出一片恐怖景象,这是一个大小一间屋的地方,角落里白骨森森,堆了好多具骷髅。而赫林靠着白骨坐在地上,显得有气无力。巴克里站在那里,脸色十分难看。

  “这些白骨,是怎么回事?”切尔惊问道。

  巴克里说:“我想,可能他们跟我们一样,不小心掉落了下来,因为没法出去就死在这里了。我们怎么办?难道也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吗?”

  切尔说:“咱们不能太急,得慢慢想办法。”说完他从兜里拿出一块面包,一掰为二,一半给巴克里,一半递给赫林。

  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切尔对巴克里说:“你觉得这个地方,会不会存在什么机关?如果能找到,兴许我们可以出去。”但巴克里没有回答。他打着打火机,发现巴克里和赫林都打起了瞌睡。他在房子的墙壁上搜索起来。果然找到了一个按钮,用手一按,只听“哗啦”一声,一面的墙壁上竟出现了一个洞。

  切尔从洞口钻出,便到了神殿的后面,这里是一片灌木林,长满了齐腰深的蒿草。而切尔推开的洞口掩蔽在一片荆刺丛中,十分隐秘。

  切尔离开后,径直去了伊斯坦堡城里,进了他和巴克里订的旅馆。当他要离开旅馆时,响起了敲门声。他开门一看,只见霍夫曼站在门外。切尔一愣,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霍夫曼微微一笑,说:“这纯属偶然,我也住在这个旅馆。刚才看到你突然在神殿里失踪,我就吓得跑回旅馆了。”

  霍夫曼问他:“刚才在大雾出现后,你到底去了哪里?”切尔说:“我跑出门了。”霍夫曼笑笑说:“这么说你抢先跑了。真不够朋友。不过,我留在里面,有新的发现。”“什么发现?”“我知道巴克里和赫林在哪里了。”

  切尔一愣,忙问:“他们在哪里?”“就在神殿里。不过他们很虚弱,你难道不想去接应他们吗?”

  切尔揣摩着霍夫曼的意图。霍夫曼笑了笑,伸手展示了一个东西。切尔一看,大惊失色,这是他的打火机,刚才随手扔在了地窖里,怎么会在霍夫曼的手上?

  难道说巴克里他们真的出来了?这个打火机是他们捡了交给霍夫曼的?切尔正在疑惑,霍夫曼催促说:“还是去看看吧。”

  切尔决定跟去看看,见机行事。他们来到了爱烈巴坦神殿。可是进去一看,巴克里和赫林根本不在里面。切尔问道:“你说他们出来了,在哪里?”

  霍夫曼笑着说:“你再向前一步,就知道了。”切尔大惊,猛地转过身,逼视着霍夫曼:“你到底想说什么?”霍夫曼没有回答,一步跳到了切尔前面的那块地铺石上。

  顿时,一股浓烈的雾气迎面扑来。切尔连忙拿出指南针,找准正北方向,撒腿就跑。但跟上次一样,他“咚”的一下撞上了墙。随即脚下一陷,就“哗啦啦”坠了下去。

  切尔又掉进那个地窖里。他气得跺脚大吼:“霍夫曼,你这该死的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忽然,墙壁上“嘎吱”一响,墙壁打开,霍夫曼拿着手电筒,钻了进来:“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切尔先生?”

  切尔早就发现,巴克里和赫林已经不在地窖里了。霍夫曼指着那些骷髅,脸色一变说:“切尔,你说实话吧,这些人,是不是都被你所害?”切尔叫道:“你血口喷人,我哪里害过人?”

  霍夫曼哼了一声,说:“切尔先生,早在几年前,你就来过爱烈巴坦神殿。一次,你跟一名游客在浓雾袭来时慌忙逃走,却坠进了一个地窖里。当那人奄奄一息时,你却摸到了墙上的按钮,逃了出来。接下来,你还拿走了他的钥匙,跑到宾馆,进入这个游客的房间,将他的钱物拿走了。这次经历也让你偶然发现了神殿里的某种规律,就是在踏上殿内其中一块地铺石时,会突然产生浓雾,并冒出大水。”

  “你胡说。”切尔气愤极了。

  霍夫曼继续说:“你虽然是个探险家,却没什么收入。这件事成功后,你灵机一动,决定利用爱烈巴坦神殿来发财。此后你一直逗留在这里,每逢有游客进入大殿,你就伪装成是游客,前去踩动那块地铺石,这样浓雾就会出现,洪水也会卷来。游客惊慌地逃跑,往往会误入那个地窖。你与他们一起坠落,然后将掺有迷药的面包分给他们吃,当他们晕过去后,你就摸走他们身上的钥匙,回到宾馆,拿走他们的财物。你利用这种手段作案,害了许多人,也积聚了不少财富。”

  切尔道:“你有什么证据?”霍夫曼说:“证据很多,这些骷髅的衣物上,以及宾馆里他们的遗留物上,都留下了你的指纹。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跟踪你,本来你已经打算收手,所以我让巴克里和赫林发帖引你过来,这不过是我们设的局而已。”

  就在这时,巴克里和赫林从洞里也钻了进来。在他们背后,是几个土耳其警察。“切尔先生,你涉嫌谋财害命,被捕了。”警察说着,给切尔戴上手铐。最后,霍夫曼告诉切尔,他是受土耳其政府邀请,前来协助破案的美国私家侦探。

  切尔长叹一声,问道:“以前出现浓雾后,我只要使用指南针,就可以找准那个大门,为什么这次我两次都走错,撞上墙了呢?”

  霍夫曼笑着说,这个神殿非常神奇,触动地铺石的机关后,不仅会产生浓雾,而且整个大厅的地坪会发生逆时针旋转。那些游客不知道地坪会转,以为是朝着大门逃走,结果往往撞上了墙。墙上有个机关,一旦有人撞上,下面的地坪就会打开,人就会掉入下面的地窖。

  切尔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会拿出指南针来指引方向。不过那两次,霍夫曼在墙那边放了一块巨大的磁铁,切尔的指南针被磁铁吸引,指向了墙的方向,所以切尔火速奔去,方向不是大门而是墙。

  切尔听了,无力地低下了头。

  (责编:陈思扬 939409074@qq.com)

范文三:杀人的神殿 投稿:贾饠饡

诡异的浓案

  切尔是一名美国探险家。这天,他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一个叫巴克里的人说,他与朋友赫林前往土耳其的爱烈巴坦神殿参观,没料到赫林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他只好独自回到了美国。

  “爱烈巴坦!”切尔不由得一惊。这座神殿以诡异出名,由来已久。切尔马上给巴克里发信息,巴克里回复说:“我真的不想再去那个鬼地方,但为了寻找我的朋友赫林,我愿意陪你去。”

  爱烈巴坦神殿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堡附近。从1920年开始,因有人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现象,从而闻名于世。一年后,有一支考古队前来考察,发现神殿里会出现来历不明的大雾,然后涌出大水,时涨时落。几十年过去,这一秘密尚未被揭开。

  切尔在巴克里陪同下,前往土耳其。他们到达爱烈巴坦神殿时,天气晴好,神殿的造型恢宏精致,浅灰色的外表在阳光下显出远古式的神秘。

  两个人走进大厅,里面的一切美轮美奂,雪白的大理石石柱上刻有精美图案,拱形天棚上那张开双翅的天使雕像欲飞而下。不过切尔的注意力放在地面,地坪也是大理石铺就,严丝合缝。这里就是当年有人发现雾和水的地方。这些雾和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正在研究着,巴克里突然惊叫一声:“不好了,起雾了。”切尔一抬头,一阵浓雾迎面扑来。霎时间,整个大厅就被浓雾笼罩了。切尔发现巴克里不在身边了,连忙呼唤:“巴克里先生,你在哪里?”可是没有听到回答。就在这时,切尔听到了一阵哗哗的流水声,他感到一股水流到脚边,迅速上涨,涌进了鞋子,又漫到了脚踝。

  短短的十几秒钟,水就如此迅猛地上涨。切尔急忙拿出指南针,辨准方向,朝前跑去,很快冲出门。

  切尔站在门外,见里面仍是浓雾弥漫。他惊奇地发现,那些水漫到门槛的高度,就不再上涨了。正在此时,切尔听到背后有人说:“天下奇观,真不可思议。”切尔一回头,看到一个陌生人正在朝他微笑。那人自称叫霍夫曼,是一名考古学家。

  霍夫曼说:“如果我没猜错,你们刚才是两个人进去的。”切尔又大声呼唤巴克里,里面没有回音。

  难道巴克里也失踪了?切尔回到神殿的进门处,霍夫曼仍站在门口,向他招着手说:“殿里的水已经退了,你敢进去寻找吗?”

  切尔朝里一望,果然里面不仅雾气散尽,水也退了。他还在迟疑,霍夫曼已经跨了进去。大厅里也没有巴克里的踪影。切尔喃喃地自语:“难道刚才起雾时,巴克里先跑出去了吗?”

  霍夫曼说:“这个大厅只有一个大门。我从你们进去到现在,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门。巴克里先生如果出去,我一定会碰上。”

  突然,霍夫曼惊叫一声:“不好,又起雾了。”切尔一抬头,那股浓雾迎面扑来。他连忙拿出指南针,朝着大门方向跑去。可是这一次他并没有跑出门,而是“咚”的一声撞上了墙,随即感觉脚下的地坪往下一陷。他来不及喊叫,就“哗啦啦”坠落到深渊里去了。

  生死一劫

  切尔跌得晕头转向,睁开眼,四面一片黑暗。

  “有人吗?”他喊道。

  忽然间,旁边响起一个声音:“切尔,你终于来了。”

  “巴克里,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儿还有一大群人呢,不过他们都是死人,只有一个活的。”“谁?”“赫林。”

  “赫林?他还活着?”切尔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根据时间推算,赫林在神殿里失踪已经将近半个月,他靠什么活下来?

  切尔掏出打火机打着,霎时,面前呈现出一片恐怖景象,室内的角落里白骨森森,堆了好多具骷髅。而赫林靠着白骨坐在地上,显得有气无力。巴克里站在那里,脸色十分难看。

  “这些白骨,是怎么回事?”切尔惊问道。

  巴克里说:“我想,可能他们跟我们一样,不小心掉下来,因为没法出去就死在这里了。我们怎么办?难道也要在这里坐以待毙吗?”

  切尔说:“咱们不能太急,得慢慢想办法。”说完他从兜里拿出一块面包,一掰为二,一半给巴克里,一半递给赫林。

  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切尔对巴克里说:“你觉得这个地方,会不会存在什么机关?如果能找到,兴许我们可以出去。”但巴克里没有回答。他打着打火机,发现巴克里和赫林都打起了瞌睡。他在房子的墙壁上搜索起来。果然找到了一个按钮,用手一按,只听“哗啦”一声,一面的墙壁上竟出现了一个洞。

  切尔从洞口钻出,便到了神殿的后面,这里是一片灌木林,长满了齐腰深的蒿草。而切尔推开的洞口掩蔽在一片荆刺丛中,十分隐秘。

  切尔离开后,径直去了伊斯坦堡城里,进了他和巴克里定的旅馆。当他要离开旅馆时,响起了敲门声。他开门一看,只见霍夫曼站在门外。切尔一愣,忙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霍夫曼微微一笑,说:“这纯属偶然,我也住在这个旅馆。刚才看到你突然在神殿里失踪,我就吓得跑回旅馆了。”

  霍夫曼问他:“刚才在大雾出现后,你到底去了哪里?”切尔说:“我跑出门了。”霍夫曼笑笑说:“这么说你抢先跑了,真不够朋友。不过,我留在里面,有新的发现。”“什么发现?”“我知道巴克里和赫林在哪里了。”

  切尔一愣,忙问:“他们在哪里?”“就在神殿里。不过他们很虚弱,你难道不想去接应他们吗?”

  切尔揣摩着霍夫曼的意图。霍夫曼笑了笑,伸手展示了一个东西。切尔一看,大惊失色,这是他的打火机,刚才随手扔在了地窖里,怎么会在霍夫曼的手上?

  难道说巴克里他们真的出来了?这个打火机是他们捡了交给霍夫曼的?切尔正在疑惑,霍夫曼催促说:“还是去看看吧。”

  真相大白

  切尔决定跟去看看,见机行事。他们来到爱烈巴坦神殿,进去一看,巴克里和赫林根本不在里面。切尔问道:“你说他们出来了,在哪里?”

  霍夫曼笑着说:“你再向前一步,就知道了。”切尔大惊,猛地转过身,逼视着霍夫曼:“你到底想说什么?”霍夫曼没有回答,一步跳到了切尔前面的那块地铺石上。

  顿时,一股浓烈的雾气迎面扑来。切尔连忙拿出指南针,找准正北方向,撒腿就跑。但跟上次一样,他“咚”的一下撞上了墙,随即脚下一陷,就“哗啦啦”坠了下去。   切尔又掉进那个地窖里。他气得跺脚大吼:“霍夫曼,你这该死的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忽然,墙壁上“嘎吱”一响,墙壁打开,霍夫曼拿着手电筒,钻了进来:“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切尔先生?”

  切尔早就发现,巴克里和赫林已经不在地窖里了。霍夫曼指着那些骷髅,脸色一变说:“切尔,你说实话吧,这些人,是不是都被你所害?”切尔叫道:“你血口喷人,我哪里害过人?”

  霍夫曼哼了一声,说:“切尔先生,早在几年前,你就来过爱烈巴坦神殿。一次,你跟一名游客在浓雾袭来时慌忙逃走,却坠进了一个地窖里。当那人奄奄一息时,你却摸到了墙上的按钮,逃了出来。接下来,你还拿走了他的钥匙,跑到宾馆,进入这个游客的房间,将他的钱物拿走了。这次经历也让你偶然发现了神殿里的某种规律,就是在踏上殿内其中一块地铺石时,会突然产生浓雾,并冒出大水。”

  “你胡说。”切尔气愤极了。

  霍夫曼继续说:“你虽然是个探险家,却没什么收入。这件事成功后,你灵机一动,决定利用爱烈巴坦神殿来发财。此后你一直逗留在这里,每逢有游客进入大殿,你就伪装成游客,前去踩动那块地铺石,这样浓雾就会出现,洪水也会卷来。游客惊慌地逃跑,往往会误入那个地窖。你与他们一起坠落,然后将掺有迷药的面包分给他们吃。当他们晕过去后,你就摸走他们身上的钥匙,回到宾馆,拿走他们的财物。你利用这种手段作案,害了许多人,也积聚了不少财富。”

  切尔道:“你有什么证据?”霍夫曼说:“证据很多,这些骷髅的衣物上,以及宾馆里他们的遗留物上,都留下了你的指纹。这些日子我一直在跟踪你,本来你已经打算收手,所以我让巴克里和赫林发帖引你过来,这不过是我们设的局而已。”

  就在这时,巴克里和赫林从洞里也钻了进来。在他们背后,是几个土耳其警察。“切尔先生,你涉嫌谋财害命,被捕了。”警察说着,给切尔戴上手铐。最后,霍夫曼告诉切尔,他是受土耳其政府邀请,前来协助破案的美国私家侦探。

  切尔长叹一声,问道:“以前出现浓雾后,我只要使用指南针,就可以找准那个大门,为什么这次我两次都走错,撞上墙了呢?”

  霍夫曼笑着说,这个神殿非常神奇,触动地铺石的机关后,不仅会产生浓雾,而且整个大厅的地坪会发生逆时针旋转。那些游客不知道地坪会转,以为是朝着大门逃走,结果往往撞上了墙。墙上有个机关,一旦有人撞上,下面的地坪就会打开,人就会掉入下面的地窖。

  切尔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会拿出指南针来指引方向。不过那两次,霍夫曼在墙那边放了一块巨大的磁铁,切尔的指南针被磁铁吸引,指向了墙的方向,所以切尔火速奔去的方向不是大门,而是墙。

范文四:财神殿用联 投稿:严舍舎

(三) 、财神殿用联:

格式:

恭祝金轮如意府赵公大元帅麾下 佑下 000 率 OOO 孙 OOO 熏沐敬叩

神恩宏开滔滔福泽乐无穷 财门大启滚滚财源取不尽 掌万民福泽 通天下财源 专居雷霆之首 职司祸福之门

天上金玉主 人间福禄神

唯丰贻景福 以德裕民财 骑虎巡天下 赐财于世间 万福金安公明赐 玉盏常添万载灯

执掌五铢通利用 权衡九府裕民财 掌天下经济 司世间福禄

通四方之财源 赐万民以福泽

富国富民源不尽 利人利物用无穷

通四海之财源普沾吉庆 赐万民以福泽永得丰盈 富而可求求人莫如求己 物惟其有有德自应有财

兴家立业财源主 治国安邦福禄神 兴家立业财源主 治国安邦福禄神

以义为利则财恒足 既富方谷而邦其昌

范文五:飘驰的神殿 投稿:丁蛳蛴

魅影目的明确——为富人提供一辆

  供自己开的劳斯莱斯。下面奉上劳斯莱斯风味儿驾驶乐趣的品尝记录

  有

  道是物极必反,也就是说,在“极”的位置,正与反达成一体。譬如劳斯莱斯,是世上最壮丽堂皇的汽车,又有着最幽冥暗黑的名称。魅影,Wraith,是苏格兰方言的Ghost,从中我们能看出它们之间的关系。但为什么要换一种拼音呢?喻义在于既强调它们俩的不同,亦认可其同源性。

  “Wraith能在阴影里快速移动并且很有威力”,厂方产品经理的解释让我想到《指环王》里的Ring-wraiths戒灵,都是些威猛迅速,诡异莫测的骑士。魅影有这种特质:威风凛凛的体魄,强劲的动力和举重若轻的快。这最后一条,我相信,就是所谓的“劳斯莱斯风味儿”驾驶乐趣。

  把劳斯莱斯Ghost古斯特轴距缩短18.3厘米,车身降低5厘米,删除两个车门,我面前的“魂灵”仍然是个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