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童话_范文大全

冬天的童话

【范文精选】冬天的童话

【范文大全】冬天的童话

【专家解析】冬天的童话

【优秀范文】冬天的童话

范文一:冬天的童话 投稿:魏辈辉

赣★ 谢 谢 ‘ ☆ 禽女 女 辩虫 膏 女 禽 套黉 谢 谢★ 虫★ ★★ ★ ★ ★ ☆ 禽 螽 ☆ 羲★. 禽 囊 帑 禽 套 奄 

^  

冬天是一篇 童话 , 在童话里 , 我看 到 了人 间难得 的一份 友谊 , 它在 人的心  里点亮 , 燃烧 , 升华 , 凝聚 , 让人的心灵更加美好 , 更加 高尚。  

切从一场雪开始。漫 天的雪花在空 中飞舞 , 像一个个天真无邪的小天使 

在欢快地跳着优美的舞蹈 , 到大 地体会真情 、 来 享受愉快 。挺拔 的松柏穿上 了 

白色 的棉袄 , 屹立在狂风暴 雪中 ; 小动物躲 进了小窝 , 家过着幸福的 日子 : 在 小  朋友们穿上 了冬衣 , 在雪 中穿梭 、 游戏 , 他们在 一起 打雪仗 、 堆雪人 , 玩得 忘 了  时间 , 了回家 , 忘 灿烂的笑容在雪中绽放 , 乐的笑声在 雪中传递 。 快   夜晚 , 雪仍然下着 , 覆盖了整个世 界。雪人们 毫不动摇地 站立 在雪中 , 展示  着自己的美丽 、 自己的威风 , 只有一个不起 眼的、 矮小 的雪人愁眉苦脸 , 好像害  怕别 人似 的 , 收敛着 自己 , 不想被 别人看见。孤 单的它默默地流着 眼泪 : 别的雪  人都被小朋友 堆得有模有 样 、 鼻有 眼的 , 雪中显 得威风 凛凛 , 有 在 而它却 没有  鼻子 , 甚至连一个瓶盖鼻都没有 。如果雪人没有 了鼻子 , 就闻不到冬天的气息 ,  

闻不 到大 自然 的香 味 , 更闻不到小主人的味道 。小雪人感到伤心 , 感到 无奈 , 它 

★ 索 丧 ★ 炎 套 蠢 炎 ★ 套 ★ 

案  纛 

锋女舞蠢锫

想得 到一个胡萝 卜鼻子。   清晨随着冬天的明亮来 了 , 迫不及待 的小朋友们早早地 就起 床了 , 们奔  他 跑着 扑向自己堆的雪人 , 雪人也开心地张开手臂欢迎小主人的到来 。小雪人望 

着自己的小主人急切地 向它跑 来 , 无可奈何地笑 了笑 。小主人天真地看着它 ,  

抚摸着它的身 体 , 关心地问道 :小雪人 , 长高了。昨晚过得好吗?” “ 你 小雪人听  到小主人关爱的话语 , 阵暖流涌上心 头 , 一 可却 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小主人帮 

蠢 禽 青 ☆ ★ ☆ 鸯 女 ☆ 禽 禽 森 1 蠢 蠢 套 套 囔  堍 囊 豪 蠢 蠹 囔  蠢 瓣 蠹 蠹 ★  爱 彘 女

蠢 ' 

★ 

★  ★ 

囔 

蠢 

范文二:冬天的童话 投稿:林欗欘

小时候,爸爸给我买了一本《安徒生童话》,每天在我临睡前都要给我讲一个书里面的故事。我记忆最深的是爸爸给我讲的“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

小女孩出身在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每天靠卖火柴帮家里维持生计。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在圣诞节即将到来的前一个晚上,天空下着大雪,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小女孩光着脚,穿着单薄的衣服走在街上,嘴角冻得发紫,但是她仍然叫卖着:“卖火柴了,谁要买火柴?”,因为火柴卖不出去赚不到钱,回到家她爸爸一定会打她。小女孩走啊走啊,她又冷又饿,实在受不了了,就蹲在一个房子的墙角想暖和一下她冰凉的小手。她点燃了一根火柴,在小小的火光中她似乎看见了妈妈、看见了奶奶,她们笑着,抱着她在一间有壁炉的大房子里,多温暖啊!她又点燃了一根火柴,她看见了烤鸡、烤鸭还有大大的多多的面包,真香啊!小女孩一根一根地点燃着火柴,在这火光中她憧憬着、幻想着自己生活在一个没有寒冷、没有饥饿也没有忧愁的温馨而美丽的地方。然而天亮的时候人们发现小女孩已经死了,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燃尽的火柴梗。

爸爸的故事讲完了,我的心里非常难过,我多想能够帮助那小女孩呀,让她和我一样有一个温暖的家,有爱她的爸爸妈妈;让她和我一样每天穿得暖暖的、吃着香甜的食品,拥有许多令人着迷的玩具;让她和我一样和许多小朋友坐在明亮的教室里跟老师学很多知识。

爸爸、妈妈、老师我希望我自己学习更多的知识和本领,快快长大,到那时我才能照顾好自己,才能帮助许许多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的孩子,让她(他)们的生活温馨而灿烂!比她(他)们和我一样有着一个无忧无虑、美好而快乐的童年!

曲靖市第一小学一(4)班

指导教师 余晖

范文三:冬天的童话 投稿:孙徿忀

冬天到了,雪花在空中飞舞,扑扑的飘了下来。不一会儿,树木变白了,田野变白了,山坡变白了,一幢幢小木屋也变白了。冬姑娘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银白色的世界。给小动物们带来了许多欢乐。

小狗汪汪用它那灵巧的鼻子最先闻到了雪花飘下来的气息。接着小狗汪汪跑出木屋,去叫它的好朋友:小鸭嘎嘎、麻雀喳喳、小马拉拉......小伙伴们知道后,争先恐后地跑了出来。

这时小鸭嘎嘎发现自己的脚印踩在雪地上像枫叶,于是它告诉了小伙伴们,小狗汪汪发现自己的脚印像梅花,小马拉拉的脚印像月牙,麻雀喳喳的脚印像小草。它们高兴地在草地上跳来跳去。它们的脚印在雪地上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过了一会儿,小马拉拉提议堆一个大雪人。于是小马拉拉推来了推车,和小狗汪汪一起用铲子把雪放在推车上。然后再给麻雀喳喳和小鸭嘎嘎。它们用推车上的雪一起堆了一个大雪球和一个小雪球,然后把小雪球放在大雪球上面。接着小狗汪汪把自己心爱的围巾给雪人戴上。小鸭嘎嘎捡到一个胡萝卜给雪人当鼻子。麻雀喳喳又拿出油画棒给雪人话说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和一张樱桃小嘴。

堆玩雪人后小伙伴们又开心的玩耍起来!

范文四:一个冬天的童话 投稿:金債傶

当凛冽的寒风掠过冰冷的脸庞,天空次弟暗了下来。朵朵雪花接踵而至曼舞翔飞的时候,冬天已经很深了。

  记忆留在贵阳,我回到湘黔渝边陲的小山沟里开始新的假期生活。心理总是忐忑不安,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似这悄无声息的雪精灵在夜的背后偷袭你,而一旦得逞又会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地攻击你、占领你,直到将你全身心摧垮下去夺得最后的胜利。

  我的预感一向很灵,突然就害怕、忐忑起来,沉默不语。

  路途遥远,很晚的时候才回到家。双亲正坐在火炉旁吃饭,静悄悄的没有言语,一如这山沟里的四季总是任凭风浪起,稳坐不动,一点儿也不曾改变。见我回来,母亲赶紧起身替我拿包放置,父亲像是受到某种刺激一样瞬间睁大了眼睛忙着让座。寒暄几句,母亲去厨房里盛饭过来。父亲显得很高兴,却又有些羞涩。见桌上的几蝶菜已被寒风吹凉,且又稀少,便叫母亲重新去烧火炒几个菜来。母亲刚把饭盛上桌,又忙着去柴堆里取柴、烧火,洗菜、炒菜端上桌来。此时,父亲也已把火炉燃得更旺。原本低矮黑暗的房屋里刹那间变得温馨明亮起来。刚才双亲停下来的碗筷已冰凉如冻,他们便用刚炒上来的菜汤浇上,快速地吃了起来。见状,我心酸不已,却又无以言说。此时屋外是漫天的飞雪,企图吞噬这个冬天的夜晚。

  山沟里的生活沿袭着祖先传统的习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完饭不多久母亲便去为我铺床。这已经是习惯了,每次我回家,母亲都会这样做的。没想到这次却要付出太多的代价。

  母亲铺好床后回到火炉边,眼睛好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一样,泪泉直涌。母亲淡淡地说:明天就会好的,以前也经常有过这样的情况。记忆里,母亲也的确有过很多次这种情况,而且都是不多久就好了的,所以我也就没太担心,只叫父亲帮她吹吹看眼里有没有什么东西。

  次日起来,大地上一片雪白。厚厚的雪压弯了满山树枝的腰,屋旁的竹子也变成了“垂柳”,向这天使一般的雪精灵鞠躬祈祷。母亲端来温热的洗脸水,父亲把炉火燃得很旺,饭菜也已烧好。看着茫茫的雪白大地,看着屋顶上的袅袅炊烟,觉得村庄在宁静中多了几分生机,在凄凉里有了些许温暖,这或许就是双亲日夜期盼的幸福事吧!

  雪下得很大,父亲依然要出门到百里外的寨子去帮忙造屋。哥打来电话,说他那儿地势高、雪很大、很冷。哥十年来带着妻儿在外打工漂泊寻找生活,苦不堪言。哥问家里是否还好,我说都很好。哥又问父亲在做什么,我说父亲要到外寨去帮忙造屋。哥一下子声音就大了起来,显得有些不安和急促。哥说,这么大的雪,路又远,年纪大了叫他不要去了,做一天也没多少钱。哥的声音由大变小,最后显得有些无奈,把尾音拖得很长。我说,我也叫他不要去,可是他执意要去,说是和一个很要好的同伙去的,这雪不好紧!双亲听到我在拿手机说话便问是谁打来的。我说是哥。双亲连忙说叫他们回家来过年,那上面地势高、雪大、寒冷。我说我叫了。与哥寒暄几句后便挂断了。

  母亲的眼睛还没好,父亲给母亲吹了几下后便去外寨了。

  雪积得很厚,不能把牛放到山坡上去吃草,只好取出秋天收藏的稻草喂给它们。此时大猪小猪正在圈里叫嚷着饥饿。母亲刚放下碗筷便要到窑洞里去取苕回来煮给猪吃。我便叫住母亲不要去,眼睛还没好,雪大,走路不方便,我去就可以了。母亲不肯,执意要我在家烤火,她自己去。母亲说她习惯了,而我长年在外是干不了这活的。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我心酸心痛心疼却又无能为力,也劝不住,只好挑着往日父亲挑的箩筐跟在后面。

  两天后父亲回来了,雪依然下着,下得很大,地面的积雪已有脚踝那么深,山坡上的树枝断裂一片片。母亲的眼睛依然未见好转。看着双亲年老体衰、头发发白、身体矮小,脸上的皱纹刻下了岁月深深的记忆,大小琐事全往记忆里装。可他们却依然和年轻体壮时一样劳苦劳累。想到这些,我强忍的泪水在双亲艰辛生活的背后悄然滑落。

  如果不是我执意要上学,也许双亲就不会这样过度劳累提早衰老这么多。每一次回家,我的内心都有无限的愧疚,都在经历一次情感的煎熬和生命的重生。

  雪依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显得那么的执著和坚强、均匀而持久。母亲的眼睛已不仅仅是看不见了,已经强烈地疼痛起来,变得头昏脑涨,好几天没下床来了。父亲懂一点儿草药,而我无能为力。可是这漫天雪地里怎么寻得见药草呢?我欲去乡医院捡药,却又路滑坡陡,母亲坚决不许。于是疼痛犹如漫天的雪花蔓延开来,萦绕这个渺小的家,浸透整个村庄的气息。

  早上我与父亲去窑洞里取苕回来,父亲煮苕喂猪,我劈柴煮饭然后把火炉燃旺,再去搀扶母亲下床来烤火、吃饭。白天里有时不做事就和母亲说说话,同时也把门虚掩,透过门缝呆呆地把曼舞的雪花看上一阵子。

  又过了几天,停电了。水管不来水了。父亲每天都要早起用锄头挖走那些凝结在路面上的冻雪,方能到井里去挑水回来。其实一家人的生活用水不要很多,但蓄养这么多的猪和牛,每天都得挑上好几挑才能勉强对付得了。

  父亲起得早,每当我起床时,父亲往往已挑够了一天的用水。接着我就只能跟父亲到窑洞里去取苕回来。现在雪已经下得很深了,加上冻雨,路面极滑,人是无法在上面行走的。去窑洞取苕的这一路上都必须每天用锄头挖上一两次,才能够把苕挑回家来。每置此境,我都在想拥有太阳的时光是多么的美好啊!觉得自己就像病人一样多么希望拥有健康的生活,多么怀念那些平凡而安康的日子。

  除夕快到了。村庄人对过春节是很讲究和在意的,非得要浓墨重彩地装扮一番不可。可能是因为在农村里一年到头很少有时间停下来休息,大家得好好团聚在一起的原因。可是眼看着这漫天的飞雪,路滑坡陡的,无法去赶集。往年过春节都要到集市上去采购很多东西,方能充实和丰富除夕夜上的这顿团圆饭。看来今年是很困难的了。可父亲依然拄着拐杖要去,我劝不住,只好叫他不要买一些重量大的物品,尽量少买些东西,能够不买的就干脆不要买了。父亲去的时候答应着,可到了晚上回来时依然是挑了重重的一担子。邻居先回来,跟我说,父亲还在半路上,快挑不动了,叫我过去帮忙挑回来。本来是应该我去赶集的,可我在城市生活久了,意识里觉得没必要非得在这个时候去。现在既然不方便,等以后方便了再去也是可以的嘛!现在家里有吃的,不必搞得那么丰盛和隆重。可父亲要去,我拗不过他。等到接父亲回来时已经很晚了。然而雪花开得更盛,下得更大更急了。母亲把火炉燃得很旺等着我和父亲,饭菜已端上桌来,用碗倒盖着菜,尽量不让菜凉。刚才去接父亲时,母亲就已煮好饭了,我叫母亲等烧好菜自己先吃上,不用等我们。可母亲现在才同我们一道吃。母亲因为眼睛还没好,波及大脑疼痛难忍,吃得甚少。母亲的眼睛已经病得有半个多月了,药物用了不少,却依然未见好转,令我甚是担心。

  除夕夜上虽然没有电,不能看“春晚”,移动基站损坏,没有信号,不能打电话传递问候和祝福,然而却也显得热闹非凡,烟花掩映下是欢乐的笑声和真实的幸福,遍布这个小小的村庄,没有休止。

  没电的日子确也有些不适应。以前村庄没通电,那时倒好,村庄人也就没有盼头。可自从通电后,似乎就离不开电了。就像有句话说的:“为何给我希望,又让我失望?”可是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想:习惯于没电!因为最初原本我们就是没电的。周国平先生有篇文章《习惯于失去》大概是这样的观点:如果我们失去了什么,也请不要惋惜,因为原本我们就不曾拥有。我们某个时刻暂时拥有的都不是我们的,死后我们也带不走,当失去时也不必太在意。

  雪封冻了村庄,村庄变得僵硬起来,难以活动,宛如孤岛。没有电,有稻谷脱不成米。村庄人在这非常隆重的节日里没有米饭吃。也许这些意外的事故教会了我们任何时候都要懂得未雨绸缪。

  除夕夜上的团圆饭有很多平日里难得吃上的佳肴美食,却没有米饭,只得煮红苕相伴,看上去极不协调。转念想,这样也好,让我又想起了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孩提时,家境拮据,也是天天吃着红苕长大的。也许这是上帝要在这个特定的日子里教我们不要忘本吧!选择这样的时日,印象深刻,教导效果甚好。

  好端端的一个月就这样被雪花冻住、践踏过去。母亲的眼睛不但没有好起来,反而越加严重。医治了很多药种却没有任何好的效果,我期待着雪儿快些隐褪、消融殆尽。好让我带母亲去医院看看,除此以外,我已找不到任何办法了。

  今天是父亲的生日,六十五岁华诞。雪很大,哥没回来!我爬上村庄最高的山顶给哥打电话,得知哥在雪地里挑木材时摔了绞,断了手臂,尚未痊愈。真乃宿命难违,祸不单行,令人哭笑不安。

  清晨的阳光穿透厚厚的云层,艰难地融化着坚硬的雪凝冻雨。回家已有四十余天,过几天就该返校了。

  天空暴雨倾若盆,我带着母亲早早地去赶车。水涨石淹,往日里过河时总是母亲或父亲脱鞋背我过河,这次我背母亲过河,想起往事无数,泪眼模糊。

  母亲走在城市里,显得很紧张。这么多人群穿梭往来,这么多车辆接踵而至,让母亲失去了方向感,不知道在城市里要走人行道和斑马线。

  我搀扶母亲来到铜仁某医院眼科室。医生看了看没说话,直摇头。看我阴沉着脸,医生轻轻说:治不了了!

  走出院门,大脑一片空白。突然想起亲戚跟我说过,湖南某医院的眼科技术很先进,这片区有许多眼科患者都往那边去医治。于是便忙着搀扶母亲去买车票赶往该院。

  进院,挂号,眼科室。果然有很多人在眼科室里等候着看病。医生检查到母亲的眼睛时,我显得非常紧张,害怕和刚才一样的结果。检查结果出来是差不多的,只是这位医生更细致地做了检查。虽然母亲的眼睛已病得很严重了,但还是有一丝希望重见光明的。

  捡好药后,我与母亲又匆匆地买车票返回铜仁、回松桃。几天下来,脚底已走破了皮。我倒没什么,可母亲身体虚弱,我想母亲一定很疼痛了。母亲忙前忙后、累着痛着,又是煮饭,又是喂猪的。父亲去犁田耕地种洋芋,这么晚了还未见回来。

  到了返校的日期,我离开了村庄,离开这个寂静而远古的小山沟。和以前所有离开时不同的是,心情更加沉重了。双亲站在村庄背后的雪山上久久眺望,目送远去的孩子。

  我走了很久、很远,不经意间偶一回头,见茫茫的雪山上有两个辨认不清的影子镶嵌在那里……

范文五:¢冬天的童话ˇ 投稿:曹圹场

¢冬天的童话ˇ  

  雪,冰冷洁白,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雪,飘飘悠悠地从天空中落下,我伸出手去,一片雪花落在我的手掌里,瞬间便融化了,变成了一两滴小水珠,安静地躺在我的手里。凝视窗外,无数的雪花在纷飞,在飘舞,在歌唱。是谁?是谁在挥舞翅膀时掉落下来的羽毛?是谁?是谁在着装时掉落下来的绒毛?   

  我认出,那些雪地上凌乱闪烁的脚印,是诗;而被踩得黯淡板结的路,是散文。落在树上的雪,不是嫁接,而是塑造。披上雪纱的世界,终于出现了轮廓。  

  没有谁能改变雪花飘落的速度。只有此时,我们才能使因贪欲而不断加速的脚步,寻回重心。   

  (天意宁许巧,剪水做花飞)(孤洲蓑莅翁,独钓寒江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唯余茫茫,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些?句都把雪描??得淋漓尽致。雪,这个世界皆知的自然景物,居然有不可思议的故事?是的,没错,是雪的故事!!   

  “妈妈,我…好害怕你快回来。”一个小女孩打着赤脚,身上的衣服早已变得不堪入目了,她冷得直打哆嗦,这时,雪花飘了下来,小女孩早已忘记她的冷楚,而是默默地、看着这场大雪,雪花每落下一片,那个小女孩高兴地就像凤凰一样,手舞足蹈,旁边的路人被她的一举一动给吸引了…。。    

  路人们都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是不是一个疯子呀,疯疯癫癫的。”如果是好心人就会说:“这小女孩真可怜啊,我把她带到警察局吧。”正当路人谈得非常投机的时候,小女孩停止了高兴,而是继续哭起来,路人们都纷纷走了…。。  

  当小女孩哭得不可开交时,一只温暖的双手把小女孩拉进了天堂,雪の女神向她挥挥手,女孩子欣喜若狂,她高兴地去那欢乐的地方度过幸福的时光。。 …。 …  

  冬天,也许有的小朋友会认为很麻烦、很冷,但是,当你注意雪花时,它那娇媚的身姿,使你会迷上它的……

范文六:冬天的童话(童话) 投稿:黎憕憖

在芬兰北方的大森林里,并排生长着两棵巨大的松树。

  这两棵松树非常古老,没人记得它们曾经是弱小的幼树。它们的褐色树顶高耸在密林之上,到处可见。春天,在老松树密密麻麻的枝条上鸫鸟在放声歌唱,石南的粉红色小花昂起头,羞怯地朝上下打量,仿佛在说:“难道我们就这样生长,这样衰老?”

  冬天,当暴风雪用白衣将大地覆盖起来,石南花在松软的雪堆下沉睡时,这两棵松树像两个巨人守卫着森林。

  冬天的狂风哗哗地掠过密林,吹落树枝上的积雪,折断树梢,往地上刮倒坚实的树干。唯有这两棵巨松毫不动摇地挺立着,就是飓风也不能使它们低头。

  要是你也这样坚韧不拔,那就好啦!

  就在林中长着老松树的一个山丘上,有一间铺着草皮的小茅屋。它的两扇小窗正凝视着森林。茅屋里住着一个劳苦的农人和他的妻子。他们有一块土地,在上面种小麦和蔬菜。这就是他们的全部财产。冬天,这农人在林中砍伐树木,将圆木运往锯木厂,挣几个钱换取牛奶和黄油。

  这对农人夫妇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名叫赛尔万斯特,女孩名叫塞尔维雅。

  不知他们从何处弄来这两个名字!也许是来自森林。因为“赛尔”在古老的拉丁文中是“森林”的意思。

  有一年冬天,哥哥赛尔万斯特和妹妹塞尔维雅来到森林,想看看他们设下的捕兽器是否捉到了小兽和小鸟。

  果然一个捕兽器套住了一只白兔,另一个捕兽器捉到了一只雷鸟。白兔和雷鸟都还活着,只是躲在捕兽器里可怜地哀叫。

  “放掉我吧!”赛尔万斯特走近它时,白兔喃喃地说。

  “放掉我吧!”塞尔维雅俯身时,雷鸟尖叫道。

  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感到十分惊讶。他们从来没听过林中的野兽和鸟儿会说人话。

  “咱们就放掉它们吧!”塞尔维雅说。

  说完,她和哥哥一起小心地解开捕兽器。

  白兔一获得自由,撒开四条腿就跑到密林中去了,雷鸟则振翅急急忙忙地飞走。

  “两兄妹!去求托天松吧!托天松能办到一切!你们有什么愿望对它说就是!”白兔对两个孩子喊道。

  “两兄妹!去求斗云松吧!斗云松很神,它会帮助你们实现一切的。”雷鸟也喊道。

  森林里重又归于寂静。

  “它们在说些什么?”赛尔万斯特说,“托天松和斗云松是什么?”

  “我没听到过这些古怪的名字,”塞尔维雅说,“它们会是谁?”

  这时一阵暴风掠过森林。老松树的树梢喧嚷起来。在这喧闹声中,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清楚地听到:

  “怎么样,老朋友,你还挺立着?”一棵松树问,“还顶着天?难怪林中野兽都称呼你托云松。”

  “是啊,还挺立着!顶着!”另一棵松树喃喃地说,“你怎么样,老伙计?还在跟乌云战斗?怪不得人们称呼你斗云松!”

  “我感到自己不行啦!”松树嘀咕道,“眼下风吹落了我的树枝,看来我确实老了。”

  “罪过,罪过,别抱怨!你只活了三百五十岁,还是个孩子,十足的孩子!我却已活了三百八十八岁!”

  随后,老松树长叹了一声。

  “瞧,风儿又来了。”松树嘟哝道,好像变得年轻了些,“在风声伴奏下唱歌特别动听。让我们一起歌唱遥远的过去和青春,让我们一起回忆。”

  在林中的一片喧闹声中,松树一边摇晃,一边唱歌:

  困在严寒面前,

  我们成了雪的俘虏;

  风雪肆意逞凶,

  我们只得低首;

  不觉堕入往日梦境,

  忽然重返童年时光,

  只见绿草地上,

  此时高耸着两棵小松。

  紫罗兰在我们脚边盛开,

  积雪刷白了松树枝头;

  雾蒙蒙的远方飘来白云朵朵,

  岂料狂风将云杉无情折裂;

  我们从冰封大地直插天穹,

  一百年也不弯腰屈身,

  叫暴风雪无法侵袭。

  “让我们一起回忆什么,说些什么吧!”松树说,“看来我们都老了,让我们跟这两个孩子聊聊。”说完,它摇晃了一下树枝,仿佛给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看。

  “它们跟我们在说些什么?”赛尔万斯特说。

  “最好还是回家,”塞尔维雅恳求哥哥道,“我害怕这些树。”

  “等等,”赛尔万斯特说,“用不着怕树!待会爸爸要来!”

  果然,在林中小径上走来了他们的父亲,肩上扛着一把斧。“果真是这树!它正是我所需要的!”农人在老松树旁停下来说。

  他举起斧子,打算砍那棵衰老的松树。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哭着跑到了父亲跟前。

  “爸爸,”赛尔万斯特哀求道,“不要砍这松树!它是托天松!”

  “爸爸,不要砍它,”塞尔维雅恳求说,“它叫斗云松。它俩是这样古老,现在它们正在为我们唱歌!”

  “亏你们想得出!”农人笑道,“从没听说树会唱歌。好吧,你们留在这儿,我要到别处去了。”

  他独自一人往森林深处走去,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仍留在老松树身边,继续聆听这两位森林巨人跟他们说些什么。

  他们待了一会儿,风儿在树梢上又喧嚷起来。它刚才还在磨坊那儿,吹动磨坊的叶子板,磨盘上的水星像雨点那样溅开来。眼下风儿吹到松树上,吹得树枝沙沙作响。

  老树枝嘟哝着,喧嚷着,交谈着。

  “你们挽救了我们,”松树向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说,“你们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满足你们。”

  奇怪的是,兄妹俩一时不知道要什么东西。他们想了好一阵子,也没想出,仿佛什么也不需要似的。

  末了,赛尔万斯特说:

  “我希望太阳永远高照着,因为林中小径太昏暗,我们压根儿就看不清。”   “是啊,我希望春天快些降临,雪早点融化!”塞尔维雅说,“愿鸟儿重又在林中歌唱……”

  “没头脑的孩子,”松树喃喃地说,“你们本可以提出更高的要求来的,如财富、地位和荣誉,你们都会得到。可你们只提了不用求也能发生的事。有什么办法呢,只得实现你们的愿望。听着,赛尔万斯特:你什么地方也不用去,什么也不用瞧,太阳将到处照耀着你。塞尔维雅,你的愿望也好实现:你哪儿也不用去,什么也不用说,在你的周围,春天的花自会盛开,冬天的雪自会融化。”

  一路上,赛尔万斯特时时回头瞧瞧雷鸟,可他还没转过身来,面前已到处闪烁着阳光。阳光像金子般撒在树枝上。

  “瞧,瞧,太阳出来了!”塞尔维雅对哥哥说。

  她一张口,雪便开始融化,两边小径上出现一片翠绿,树上长满了新叶,蔚蓝的天空响起了云雀的歌声。

  “啊,多美呀!”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异口同声地说。

  他们越往前走,阳光照耀得越和煦,草地和树木变得更加葱郁。

  “阳光也照到了我身上!”赛尔万斯特跑回家喊道。

  “阳光普照—切!”母亲说。

  “我会使雪融化!”塞尔维雅喊道。

  “每个人都会!”母亲笑道。

  过了一会儿,他们发现院子里已黑下来,夜幕降临,可木屋里仍闪烁着明亮的阳光。赛尔万斯特此刻仍不想睡,眼睛一点也不感到疲倦。令人不解的是,眼下冬天还没过去,小木屋里却春意盎然,连屋角的扫帚也开始变绿,栖架上的公鸡在引吭高歌。它直唱到塞尔维雅不再聊天,进入梦乡。

  夜里,农人回到了家。

  “听着,孩子的爹!”妻子说,“我担心有谁用妖术蛊惑我们的孩子,我们家里出了怪事了。”

  “亏你想得出!”农人说,“老伴,你最好听听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消息,你无论如何也猜不着。明儿国王和王后将光临我们这个城市。他们要巡视自己统治下的国家。我想让我们的孩子去看看国王和王后,你觉得怎么样?”

  “我不反对,”妻子说,“因为这样尊贵的客人不是每天都能光临咱们这地方的。”

  第二天,天刚亮,农人带上妻子、儿女就上了路。一路上只听见人们在谈论国王和王后,谁也没注意阳光照耀着路上的雪橇,周围的小白桦吐出幼芽、绽出嫩叶。

  当雪橇来到城市广场时,聚集的人已有成千上万。所有的人都小心地站在路旁观看,一边窃窃私语。据说国王和王后不满意自己的国家,真的,不论走到哪儿,到处都是白雪皑皑,一副严寒、荒凉和荒蛮的景象。

  国王自然非常严厉。他怪罪自己的人民,打算惩罚他们。

  人们发现王后觉得冷极了。为了暖和暖和身子,她在不停地跺脚。

  远处终于出现了国王的雪橇。人群站住不动了。

  国王命赶车的把雪橇停在广场上,以便换上马。国王坐着,生气地皱紧了眉毛,王后却伤心地哭了。

  国王突然抬起头,朝四下里打量,不觉跟所有的人一齐笑起来。

  “瞧,王后陛下,”他转身对王后说,“太阳照得多么温暖!的确,这儿并不坏,我为此感到高兴。”

  “这也许是因为你早餐吃得很满意。”王后说,“不过我好像也很高兴。”

  “这也许是因为王后陛下睡得很称心。”国王说,“不过这个广阔的国家确实很美丽。瞧,太阳把远处的两棵松树照得多么可爱。毫无疑问,这是个迷人的地方。我已经吩咐人在这儿建造宫殿了。”

  “对,对,赶快在这儿建造宫殿。”王后表示赞同,停止了跺脚,“总之,这儿并不坏,到处是茫茫白雪,树木和灌木丛像五月那样长满绿叶,真是不可思议!”

  其实一点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只有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兄妹俩爬上篱笆在窥视国王和王后。赛尔万斯特在转来转去,因此阳光四处照射着;塞尔维雅在不停地唠叨,因此竹篱笆上长满了嫩叶。

  “这两个可爱的孩子在干什么?”王后看见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后问,“让他们到我这儿来!”

  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从没见过王宫里的人。他们只得大着胆子向国王和王后走去。

  “听着,”王后说,“你们使我感到高兴。我一见到你们,就格外愉快,甚至感到温暖多了。你们愿跟我一起住在王宫里吗?我将吩咐人用天鹅绒和金子装饰你们,你们将用水晶盆吃东西,银杯子喝水,怎么样,愿意吗?”

  “谢谢您,王后陛下,”塞尔维雅说,“我们宁愿呆在家里。”

  “住在宫里,没有朋友,我们会感到寂寞。”赛尔万斯特说。

  “为什么不把他们也带进王宫?”王后问,这会儿她心绪挺好,随便怎样顶嘴,也不生气。

  “不,这不可能!”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回答,“它们生活在林中,它们是托天松和斗云松。”

  “多妙的想法!”国王和王后异口同声地说,友善地笑了,笑得雪橇在地上颤抖起来。

  国王吩咐把马卸下来,泥水匠和木匠们立刻动工建起了新王宫。奇怪的是,这回国王和王后对所有的人都很和气和仁慈。他们没有惩罚任何人,反而吩咐司库员给每个人金币。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还收到了皇家面包师烤的甜面包。甜面包大得要由四匹马才能将它搬到雪橇上。

  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将甜面包分送给广场上的所有孩子,而他们自己仍拥有一大块,勉强放进了雪橇。在回家的路上,农夫的妻子对丈夫说:

  “你知道国王和王后今天为什么这样慷慨?因为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见到了他们,并和他们说了话。想想我昨天跟你说的话吧!”

  “是不是指那魔法?”农人说,“我看全是胡扯!”

  “你自个儿判断吧,”妻子不服气地说,“树木为什么在冬天开花?国王和王后为什么谁也不惩罚?相信我,这不可能没有魔法。”   “这都是你的瞎猜想!”农人说,“我们的孩子好端端的。你瞧,他们多快活!”

  的确,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不论走到哪儿,不论跟谁交谈,人们心里都会充满温暖和快乐,因为他俩总是很愉快,很亲切,所以大家都不觉得奇怪,他们给了所有人快乐。他们周围的鲜花盛开,绿树葱郁,歌声不止,笑语连篇。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住处附近的那片荒原也变成了富饶的沃土,森林里冬天也有春天的鸟在歌唱。

  不久,赛尔万斯特被任命为皇家林务员,塞尔维雅成了皇家幼儿园的保育员。

  没有一个国家的国王能拥有如此奇妙的花园。不过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没有一个国王能使太阳听从他的吩咐,而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能使太阳一直普照大地,所以他们的花园总是鲜花盛开,令人赏心悦目。

  几年过去了。有一回,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在一个严寒的冬日到林中去拜访自己的朋友。

  林中狂风怒号,松树黑沉沉的树冠上风呼呼地响,在这片喧嚣声中,松树唱起了自己的歌:

  我们曾笔直而匀称地挺立,

  雪时而飘落,时而融化;

  我们看见两个朋友,两棵老松,

  怎样又换上春的绿装;

  雪花使银鼠变白,

  鸟儿像乌云那样成群掠过。

  松针鲜嫩又厚密——

  远远就看见榆树和械树,

  严冬剥去了你的绿装,

  不让你留下一片叶子,

  只有松树仍苍翠如旧;

  它们的根部深插地下,

  树冠高插入云端,

  尽管坏天气一味逞凶,

  松树却岿然不动。

  他们还没唱完歌,树干就发出毕剥声。两棵松树倒在了地上。这一天,小松树刚满三百五十五岁,大松树则过完三百九十三岁。令人诧异的是,狂风最终还是战胜了它们。

  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亲切地抚摸了一下死松那长满苔藓的灰色树干,用异常温存的话为朋友祝福。周围的雪在开始融化,石南的粉红色花朵在地上开放。它们盛开着,没多久就将老松树从头到脚都覆盖了起来。

  很久以来我一直没听人说起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也许他们也渐渐衰老了,人人都害怕的国王和王后也已不在人世。

  每当我看到小孩子的时候,往往误将他们视作赛尔万斯特和塞尔维雅。

  也许老松树将自己神奇的礼物赠给了世上所有的孩子?兴许是这样。

  不久前,在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我遇见了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灰蒙蒙的天空仿佛闪过一丝阳光,于是四周又变得亮堂堂的,行人阴郁的脸上又泛出了笑容。

  那一时刻,冬天里出现了春天。那一时刻,冰雪开始融化——在窗户上,也在人们的心灵上。那一时刻,屋角的扫帚上长满新叶,干枯的篱笆上盛开着玫瑰,而在高高的天空上,云雀在引吭高歌。

  [作者简介] 萨查里?托佩柳斯(1818~1898),芬兰诗人、作家、学者、教授。他开创了历史小说的传统。他创作的童话故事和儿童剧在当时获得很高评价,曾与安徒生童话相提并论。其童话于十九世纪就被译成多种欧洲语言广为传播,当时先后成集的有《寓言集》和《儿童读物》。

范文七:冬天里的童话 投稿:刘仫们

冬天到了,北国冰城哈尔滨一片银妆素裹,地上是雪,树上是雪,屋子上也是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别具一格的冰灯,冰雕,雪雕吸引了中外游客。

  唐老鸭和米老鼠也从迪斯尼乐园赶来了,他们兴高采烈地在雪地上玩耍,游戏。他们还在雪地里建起了漂亮的冰屋子。

  一天,唐老鸭和米老鼠正在雪地里玩耍的时候,看见不远处有两个小朋友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们好奇的走过去一瞧,嗨!那是什么?只见雪地里站着个圆溜溜的“白人”这个白人头和身体都是圆的,鼻子是用红萝卜做的,眼睛是两颗玻璃球,手是用两个是苕帚撑起来的,脖子上还围着一条围巾,肚皮像个大水桶一样。“这是个什么怪人,我们迪斯尼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唐老鸭一脸茫然的对米老鼠说。“我也不知道,我们还是去问问他们吧”米老鼠说完就拉着唐老鸭向两个小孩走去。小孩们看见唐老鸭和米老鼠开心的欢呼起来,迎上前去拉起他们的手边走边说:“太好了!和我们一起堆雪人吧”!"雪人”,堆雪人原来这个“怪人是用雪堆的我们怎么没有想到,真是太有趣了”!米老鼠边说边拉真唐老鸭向雪人跑去。他们围着雪人唱歌、跳舞,吸引了许多游客驻足观望,好的小朋友也跟着他们唱啊、跳啊、雪地上到处都洋溢着快乐。

  过了一会,米老鼠对小朋友们说:“咱们去滑雪吧”!说着就扛着滑雪板拉着他们向滑雪场奔去。不一会儿,滑雪场上传来了他们欢乐的笑声、、、、、、

范文八:雪是冬天的童话 投稿:武塅塆

下雪了,这是冬天来临的第一场雪,天气阴郁了整整一天之后,终于被雪轻盈地划开了面庞,将眼前的世界覆盖成白色的了。我远远地望着窗外还没停止的大雪,惴惴不安又有些忧喜参半。这样的天气还能够做什么呢?是点了劈柴引燃炉火坐在温暖的火塘边呢,还是为谁去讲一个启迪智慧的童话?

  其实此刻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端起书本不过是使自己少一些寂寞。记得小时候母亲最关心的就是让父亲把煤备好,好在深冬里点烤火的炉子。她教我们在天冷时不要把手缩进臃肿的棉袄,而是到院子空地上奔跑跳跃。如果是一个雪天,她会让我们围坐在身边讲些好听的故事,让人觉得那些故事不光是为爱和温暖而写,而且还是为雪而写。雪是冬天的童话。

  在那些下雪的日子里,母亲的故事总与执著或不放弃有关,与热爱生命和人间温暖有关。让我迷惘的是这样一句:“日子来,日子去,而昨天是最后的一天。”它出现在安徒生的《风车》里,意思真让人不好琢磨,于是去问母亲,她来不及回答就又给我们讲别的故事了。“从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结婚,于是就走遍了世界,可是无论到什么地方,总是碰到一些障碍,最后遇上了豌豆公主……”尽管我还不能正确地认识一粒豌豆,但在听这个故事时,脑海里齐刷刷现出好些豆,有黄豆、有绿豆、有豇豆,而豌豆是否比它们更滚圆更美丽些呢?想着想着豆们便在我的眼前舞蹈了。

  学校在天气最冷的时候放假了,早上母亲不用为我们烤棉衣,也不用起早为我们做好饭,整个屋子只有父母出出进进的,而我们则猫在被窝里睡大觉。母亲做的棉被真温暖啊,这些棉被她每年都要拆洗一次,每次都要续上新棉花。母亲不舍得给自己做新衣,却舍得把棉花铺在我们的身子下,让我们睡梦里看到的都是棉花灿烂的容貌。

  下雪的时候,母亲总不忘天气的严寒,着急地为我们缝补衣裳,细长的棉线在捏紧的布缝上穿梭,像指尖的舞蹈又像钢针的欢唱,将慈爱和叮咛絮进绵密的针脚。下雪的时候母亲总爱剪一些窗花,傲霜的红梅或是报春的燕子,以及大红的“福”字,我对汉字还莫不相识的时候,这个“福”字就烙印在脑海里了,只是小小的心田不知它所蕴含的意义。

  我知道福字旁边有个“礻”,下面有个“田”,母亲说,“田”字当然指的是园子了,如果老百姓有饭吃有田种,人丁旺,日子就过得红火了,前人造字时就这样想的。每当母亲买来花纸剪窗花的时候,我知道年就要来到了,包饺子、打年糕,燃手花、放鞭炮,就连那轻盈的雪花,也及时从天空飘然而落,仿佛歌里唱的那样,“雪花飘,年来到”,之后跟来的,那将是怎样一个欢乐迎福,笑语温馨的时刻!

  责任编辑:小 易

范文九:没有冬天的童话 投稿:吕撒撓

没有冬天的童话(番外本)

田天菲著

传言,水晶心可以令任何族类炎青春永驻魔法大增,万年前,水晶心第一次出现也仅仅为精灵界带来了一个春天。

传言,幽冥果是天下至热之物,亦正亦邪,力量神秘,千年前,天界看守果园的天使一时贪玩, 带幽冥果的种子到人界却不小心将其弄丢。

其实冰雪天使是有眼泪的,其实冰雪天使的眼泪便是水晶心,其实,那冰雪天使斯维奇出世后的第一滴泪落在了沉睡千年的幽冥果的种子上。

有了水晶心滋润的种子生根发芽,结出了一颗幽冥果,其实果实被人界某山里的女子采摘食下,三个月后,卡洛炎诞生……

其实,这世间本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但多的是机缘。

——写在卷首 (作者视角)

——花曦外传

我叫花曦,是人界谷巫族魔法师第四百七十二代圣女,在人界众多的魔法师中,我们谷巫族的力量并非出类拔萃,而近年,我的族人正在锐减。我用尽各种方法企图挽救,可终究无济于事。长老们在一旁叹息,说什么命运,劫数。我不屑,我发誓要重振谷巫族,成为谷巫族历史上的奇迹。

我需要力量和时间。

那一天,我坐在海边唱歌,族人曾说我的歌声很美。我记得深海中有一种鲛人,她们会唱歌,然后用歌声迷惑住过往船只,我很想拥有那种能力,至少可以让我的族人不再离开……我遇到上了一个少年,确切的说是一个少年天使。

他又一头冰蓝色的长发,蓝色的瞳孔里充斥着整个大海,她安静的看着我,毫不避讳。最后反倒是我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对上他的目光对他笑了笑,那笑容真好看,好看得有些刺眼。

传言天界有一颗水晶心,得到它可以青春永驻,魔法大增,我需要他,为此我决定利用那个白痴一样的天使。

我每天到海边与他聊天,他法力高深却毫无心机,我轻而易举的让他爱上了我。我还未想好下一步计划,他说他要返回天界,和他哥哥一起。我说我也想去,他答应了。我每天在青木旁假意修炼,实际是在分身寻那水晶心,可许多天过去了,偌大的天界让我寻的力不从心。

范文十:雪是冬天的童话 投稿:董头夵

的 棉 鞋 , 柳 树 行 里 踩 下 一 串一 串 的 脚 印 。 时 不 知  在 有

月 无 情 地 侵 蚀 了 好 些 东 西 。如 今 童 年 不 再 . 年 里 的   童

道 是 谁 使 劲 地 一 拽 柳 枝 .雪 花 随 着 我 们 的 打 闹 声 如  春 天 里 的 柳 絮 一 般 钻 进 我 们 的 脖 子 里 .贴 在 我 们 快 
乐 的笑 脸 上 。   不 知 不 觉 中 , 们 在 贫 困 的 日子 里 渐 渐 长 大 , 我 岁 

玩 伴 大 都 大 学 毕 业 参 加 了 工 作 。 可 是 柳 树 行 的 情 景 
还 时 常 地 闯 入 我 的 梦 境 .童 年 的 柳 树 行 成 了 我 永 远 
难 以 忘 怀 的 记 忆 … … 

责任 编辑 : 小

易 

雪是 冬 天 的童 话 
山 东  宋 

下 雪 了 . 是 冬 天 来 临 的 第 一 场 雪 . 气 阴 郁 了  这 天
整 整 一 天 之 后 . 于 被 雪 轻 盈 地 划 开 了 面 庞 , 眼 前  终 将 的 世 界 覆 盖 成 白 色 的 了  我 远 远 地 望 着 窗 外 还 没 停   止 的 大 雪 . 惴 不 安 义 有 些 忧 喜 参 半  这 样 的 天 气 还   惴 能 够 做 什 么 呢 ? 是 点 了 劈 柴 引 燃 炉 火 坐 在 温 暖 的 火  塘边 呢 . 是为谁 去 讲一 个 启迪 智 慧 的童话 ? 还   其 实 此 刻 我 身 边 一 个 人 都 没 有 .端 起 书 本 不 过 



次 . 次 都 要 续 上 新 棉 花 。 亲 不 舍 得 给 自 己做 新  每 母
看 到 的 都 是 棉 花 灿 烂 的 容 貌  下 雪 的 时 候 . 亲 总 不 忘 天 气 的 严 寒 , 急 地 为  母 着 我们 缝 补衣 裳 . 长 的棉线 在 捏 紧 的布 缝 上 穿梭 .   细 像

衣 . 舍 得 把 棉 花 铺 在 我 们 的 身 子 下 , 我 们 睡 梦 里  却 让

指 尖 的 舞 蹈 又 像 钢 针 的 欢 唱 .将 慈 爱 和 叮 咛 絮 进 绵 
密 的 针 脚  下 雪 的 时 候 母 亲 总 爱 剪 一 些 窗 花 . 霜 的  傲 红梅 或是 报 春 的燕 子 . 及 大 红 的 “ ” . 对汉 字  以 福 字 我

是 使 自己 少 一 些 寂 寞  记 得 小 时 候 母 亲 最 关 心 的 就  是 让 父 亲 把 煤 备 好 . 在 深 冬 里 点 烤 火 的 炉 子 。 教  好 她
我 们 在 天 冷 时 不 要 把 手 缩 进 臃 肿 的 棉 袄 . 而 是 到 院  子 空 地 上 奔 跑 跳 跃  如 果 是 一 个 雪 天 . 会 让 我 们 围  她

还莫 不 相识 的 时候 . 个 “ ” 就烙 印在 脑海 里 了 , 这 福 字  
只 是 小 小 的 心 田不 知 它 所 蕴 含 的 意 义 。  

我 知 道 福 字 旁 边 有 个 “ ” 下 面 有 个 “田 ” 母 亲   辛 . ,
说 .田” 当然 指 的 是 园子 了 . 果 老 百 姓有 饭 吃有  “ 字 如
田 种 . 丁 旺 .日 子 就 过 得 红 火 了 , 人 造 字 时 就 这   人 前

坐 在 身 边 讲 些 好 听 的 故 事 .让 人 觉 得 那 些 故
事 不 光 
是 为 爱 和 温 暖 而 写 . 且 还 是 为 雪 而 写   雪 是 冬 天 的  而
童话 。  

样 想 的  每 当 母 亲 买 来 花 纸 剪 窗 花 的 时 候 , 知 道 年   我 就 要 来 到 了 , 饺 子 、 年 糕 , 手 花 、 鞭 炮 , 连  包 打 燃 放 就 那 轻 盈 的 雪 花 , 及 时 从 天 空 飘 然 而 落 , 佛 歌 里 唱  也 仿 的 那 样 . 雪 花 飘 , 来 到 ” 之 后 跟 来 的 , 将 是 怎 样  “ 年 , 那


在 那 些 下 雪 的 日子 里 .母 亲 的 故 事 总 与 执 著 或  

不 放 弃有 关 . 热 爱 生命 和人 间温 暖有 关 。 我 迷惘  与 让
的是这 样 一句 : “日 子 来 , 子 去 . 昨 天 是 最 后 的 一   日 而

天 。” 出现 在安 徒 生 的《 车 》 , 思 真让 人 不好  它 风 里 意 琢 磨 . 是去 问母 亲 . 来 不及 回答 就又 给 我们 讲别  于 她 的故事 了 。 从 前有 一 位王 子 , 想 找一 位公 主结婚 , “ 他  
于 是 就 走 遍 了 世 界 . 是 无 论 到 什 么 地 方 . 是 碰 到  可 总


个欢 乐 迎福 . 语 温馨 的时 刻 ! 笑  

责 任编 辑 : 小

易 

些 障 碍 . 后 遇 上 了 豌 豆 公 主 … … ” 管 我 还 不 能  最 尽 正 确 地 认 识 一 粒 豌 豆 . 在 听 这 个 故 事 时 . 海 里 齐  但 脑 刷 刷 现 出 好 些 豆 . 黄 豆 、 绿 豆 、 豇 豆 . 豌 豆 是  有 有 有 而 否 比 它 们 更 滚 圆 更 美 丽 些 呢 ? 想 着 想 着 豆 们 便 在 我  的 眼 前 舞 蹈 了 
学 校 在 天 气 最 冷 的 时 候 放 假 了 .早 上 母 亲 不 用 

为 我 们 烤 棉 衣 . 不 用 起 早 为 我 们 做 好 饭 . 个 屋 子  也 整 只有 父母 出出进 进 的 . 我 们 则猫 在 被 窝里 睡 大觉 。 而   母 亲 做 的 棉 被 真 温 暖 啊 .这 些 棉 被 她 每 年 都 要 拆 洗 


字典词典社保法实施条例社保法实施条例【范文精选】社保法实施条例【专家解析】小生意大市场小生意大市场【范文精选】小生意大市场【专家解析】幼儿园运动班标幼儿园运动班标【范文精选】幼儿园运动班标【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