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诗大全_范文大全

中国现代诗大全

【范文精选】中国现代诗大全

【范文大全】中国现代诗大全

【专家解析】中国现代诗大全

【优秀范文】中国现代诗大全

范文一:中国现代诗歌大全 投稿:任欹欺

  中国现代诗歌是五四运动以来的诗歌,主要指新体诗。新体诗诞生于五四新文化运动。最初试验并倡导新诗的杂志是《新青年》,继之《新潮》、《少年中国》、《星期评论》等刊物也发表新诗。其倡导者和初期作家主要有胡适、刘半农、沈尹默、周作人、俞平伯、刘大白等。其特点是用白话语言写作,表现科学、民主的新的时代内容,打破旧诗词格律的束缚,形式上灵活自由。

  代表作品

  胡适《尝试集》;刘半农的《相隔一层纸》、《学徒苦》;刘大白的《卖布谣》;郭沫若《女神》代表新诗创始期最高成就;蒋光慈,冯至等,他们的作品反映了进步青年追求光明的思想感情,瞿秋白、蒋光慈等还写了一些政治抒情诗。

  闻一多《红烛》、《死水》徐志摩《志摩的诗》;李金发《微雨》、《为幸福而歌》;穆木天、冯乃超等,诗风与李金发相近;戴望舒《雨巷》;冯乃超、蒋光慈、钱杏邨、胡也频、洪灵菲、殷夫、蒲风等作家,热情讴歌无产者及其斗争;臧克家《烙臃》;田间《给战斗者》;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何其芳、卞之琳、柯仲平、袁水拍、光未然等人的诗作显示了抗战诗歌的严峻、力度与真诚;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田间的《赶车传》(第一部)、阮章竞的《圈套》、张志民的《死不着》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云游】

  徐志摩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那方或地的那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

  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

  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使他惊醒,将你的倩影抱紧。

  他抱紧的是绵密的忧愁,

  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

  去更阔大的湖海投射影子!

  他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

  【教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生命幻想曲】

  顾城

  把我的幻影和梦

  放在狭长的贝壳里

  柳枝编成的船篷

  还旋绕着夏蝉的长鸣

  拉紧桅绳

  风吹起晨雾的帆

  我开航了

  没有目的

  在蓝天中荡漾

  让阳光的瀑布

  洗黑我的皮肤

  太阳是我的纤夫

  它拉着我

  用强光的绳索

  一步步

  走完十二小时的路途

  我被风推着

  向东向西

  太阳消失在暮色里

  黑夜来了

  我驶进银河的港湾

  几千个星星对我看着

  我抛下了

  新月---黄金的锚

  天微明

  海洋挤满阴云的冰山

  碰击着

  “轰隆隆”---雷鸣电闪

  我到那里去呵

  宇宙是这样的无边

  用金黄的麦秸

  织成摇篮

  把我的灵感和心

  放在里边

  装好纽扣的车轮

  让时间拖着

  去问候世界

  车轮滚过

  百里香和野菊的草间

  蟋蟀欢迎我

  抖动着琴弦

  我把希望溶进花香

  黑夜象山谷

  白昼象峰巅

  睡吧!合上双眼

  世界就与我无关

  时间的马

  累倒了

  黄尾的太平鸟

  在我的车中做窝

  我仍然要徒步走遍世界--

  沙漠、森林和偏僻的角落

  太阳烘着地球

  象烤一块面包

  我行走着

  赤着双脚

  我把我的足迹

  象图章印遍大地

  世界也就溶进了

  我的生命

  我要唱

  一支人类的歌曲

  千百年后

  在宇宙中共鸣

范文二:中国现代诗人大全 投稿:徐鎲鎳

中国现代诗人大全

【20世纪20年代】

刘大白 鲁迅 沈尹默 周作人 胡适 刘半农 郭沫若 徐玉诺 刘延陵 康白情 徐志摩 宗白华 王统照 王独清 邵洵美 朱自清 闻一多 何植三 穆木天 冰心 俞平伯 刘梦苇 应修人 李金发 冯乃超 汪静之 潘漠华 于赓虞 饶孟侃 冯雪峰 梁宗岱 冯至 孙大雨 韦丛芜

【20世纪30年代】

方令孺 冯文炳 胡风 林徽因 钟鼎文 朱湘 戴望舒 施蛰存 臧克家 李广田 苏金伞 阿垅 方玮德 殷夫 艾青 卞之琳 林庚 陈梦家 何其芳 金克木 辛笛 覃子豪 光未然 李白凤 纪弦 鲁藜 徐迟 田间 邹荻帆 杜谷 彭燕郊 南星

【20世纪40年代】

王佐良 陈敬容 杭约赫 蔡其矫 杜运燮 穆旦 罗寄一 唐祈 唐湜 郑敏 袁可嘉 绿原 马逢华 曾卓 牛汉 屠岸 张志民 公刘 文晓村 宋颖豪

【20世纪50年代】

郭小川 周梦蝶 陈秀喜 羊令野 林亨泰 夏菁 方思 李瑛 洛夫 罗门 蓉子 余光中 麦穗 杨唤 流沙河 张默 痖弦 邵燕祥 昌耀 李魁贤 林泠 岩上

【20世纪60年代】

向明 管管 大荒 商禽 辛郁 郑愁予 刘湛秋 非马 白萩 任洪渊 叶维廉 陶里 朵思 张香华 杨牧 黄翔 绿蒂 哑默 李元贞 方含 李敏勇 张烨 莫渝 食指 钟玲

【20世纪70年代】

敻虹 张错 汪启疆 黄国彬 依群 叶延滨 北岛 江河 林莽 苏绍连 芒克 根子 白灵 多多 海上 胡宽 刘自立 舒婷 田晓青 艾农 严力 梁小斌 杨炼 顾城 孙大梅

【20世纪80年代(上)】

姚振函 席慕容 杨远宏 傅天琳 零雨 伊蕾 周伦佑 钟鸣 吕宗林 于坚 匡国泰 刘立云 王小妮 翟永明 阿坚 邵揶 梁平 柏桦 欧阳江河 童蔚 汪国真 张曙光 王家新 雪迪 姜宇清 庄宗伟 彭国梁 杨克 杨平 陈德锦 廖亦武 石光华 苇鸣 大仙 孙文波 十品 汤养宗 郭密林 黑大春 牛波 秦巴子 肖开愚 莫非 潇潇 赵野 黎明鹏 陈东东 陈克华 殷龙龙 吕德安 韩东 骆一禾 孟浪 王良和 于小韦 王明韵 蔡丽双 黄海凤 老巢 江堤 张耳 胡冬 贝岭 丁当 普珉 林雪 陆忆敏 小君 杨黎 韩高琦

【20世纪80年代(下)】

高占全 张枣 清平 唐亚平 王寅 凸凹 紫薇 谭延桐 胡刚毅 陈云虎 萧沉 指纹 万夏 马松 车前子 李亚伟 何小竹 宋渠宋炜 西川 郑单衣 黄灿然 远村 飞沙 席君秋 郭志杰 渭波 林童 陈惠芳 黄梵 中岛 张敏华 海子 颜溶 刘伟雄 默默 恒平 小海 雁西 谢宜兴 卢卫平 禄琴 汪峰 韩高琦 宫哲 京不特 刘立杆 李森 邱勇 吴新宇 庞清明 张志 夜林 周瓒 宋晓杰 刘文旋 阳阳 叶匡政 路也 阿翔 徐柏坚 唐朝晖 海啸 柯平 孔孚 洛湃 南野 沈奇 沈睿 宋琳 夏宇 张真 伊路 邓诗鸿 老刀

【20世纪90年代(上)】

诗阳 简宁 蔡天新 杨小滨 祝凤鸣 蓝角 臧棣 李南 杜马兰 吴晨骏 蓝蓝 宋晓贤 伊沙 戈麦 余怒 侯马 陈先发 朱文 若风 桑克 西渡 徐江 杨键 韩国强 君儿 祁国 牧野 谭五昌 寒烟 铁梅 安琪 陆苏 讴阳北方 傅旭华 徐勇 黄小名 独孤九 王艾 刘泽球 牧斯 江子 陶春 林家柏 杨拓

范文三:中国现代诗歌大全 投稿:邓党兛

  中国现代诗歌大全

  1、《错误》

  郑愁予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2、《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3、《春天,十个海子》

  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

  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

  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

  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

  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

  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

  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4、《教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5、《断章》

  卞之琳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6、《云游》

  徐志摩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那方或地的那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

  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

  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使他惊醒,将你的倩影抱紧。

  他抱紧的是绵密的忧愁,

  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

  去更阔大的湖海投射影子!

  他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

  7、《风景》

  辛笛

  列车轧在中国的肋骨上

  一节接着一节社会问题

  比邻而居的是茅屋和田野间的坟

  生活距离终点这样近

  夏天的土地绿得丰饶自然

  兵士的新装黄得旧褪凄惨

  惯爱想一路来行过的地方

  说不出生疏却是一般的黯淡

  瘦的耕牛和更瘦的人

  都是病,不是风景!

  8、《生命幻想曲》

  顾城

  把我的幻影和梦

  放在狭长的贝壳里

  柳枝编成的船篷

  还旋绕着夏蝉的长鸣

  拉紧桅绳

  风吹起晨雾的帆

  我开航了

  没有目的

  在蓝天中荡漾

  让阳光的瀑布

  洗黑我的皮肤

  太阳是我的纤夫

  它拉着我

  用强光的绳索

  一步步

  走完十二小时的路途

  我被风推着

  向东向西

  太阳消失在暮色里

  黑夜来了

  我驶进银河的港湾

  几千个星星对我看着

  我抛下了

  新月——黄金的锚

  天微明

  海洋挤满阴云的冰山

  碰击着

  “轰隆隆”——雷鸣电闪

  我到那里去呵

  宇宙是这样的无边

  用金黄的麦秸

  织成摇篮

  把我的灵感和心

  放在里边

  装好纽扣的车轮

  让时间拖着

  去问候世界

  车轮滚过

  百里香和野菊的草间

  蟋蟀欢迎我

  抖动着琴弦

  我把希望溶进花香

  黑夜象山谷

  白昼象峰巅

  睡吧!合上双眼

  世界就与我无关

  时间的马

  累倒了

  黄尾的太平鸟

  在我的车中做窝

  我仍然要徒步走遍世界——

  沙漠、森林和偏僻的角落

  太阳烘着地球

  象烤一块面包

  我行走着

  赤着双脚

  我把我的足迹

  象图章印遍大地

  世界也就溶进了

  我的生命

  我要唱

  一支人类的歌曲

  千百年后

  在宇宙中共鸣

  9、《你见过大海》

  韩东

  你见过大海

  你想象过

  大海

  你想象过大海

  然后见到它

  就是这样

  你见过了大海

  并想象过它

  可你不是

  一个水手

  就是这样

  你想象过大海

  你见过大海

  也许你还喜欢大海

  顶多是这样

  你见过大海

  你也想象过大海

  你不情愿

  让海水给淹死

  就是这样

  人人都这样

  10、《笑的种子》

  李广田

  把一粒笑的种子

  深深地种在心底,

  纵是块忧郁的土地,

  也滋长了这一粒种子。

  笑的种子发了芽,

  笑的种子又开了花,

  花开在颤着的树叶里,

  也开在道旁的浅草里。

  尖塔的十字架上

  开着笑的花,

  飘在天空的白云里

  也开着笑的花。

  播种者现在何所呢,

  那个流浪的小孩子?

  永记得你那偶然的笑,

  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字。

  11、《狼之独步》

  纪弦

  我乃旷野里独来独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没有半个字的叹息。

  而恒以数声凄厉已极之长嗥

  摇撼彼空无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战栗如同发了疟疾;

  并刮起凉风飒飒的,

  飒飒飒飒的∶

  这就是一种过瘾。

  12、《烦忧》

  戴望舒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

  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

  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

  13、《无题》

  林徽因

  什么时候再能有

  那一片静;

  溶溶在春风中立着,

  面对着山,

  面对着小河流?

  什么时候还能那样

  满掬着希望;

  披拂新绿,

  耳语似的诗思,

  登上城楼,

  更听那一声钟响?

  什么时候,

  又什么时候,

  心才真能懂得

  这时间的距离;

  山河的年岁;

  昨天的静,钟声

  昨天的人

  怎样又在今天里划下一道影!

* 著名现代诗

* 古代诗歌大全

* 小学生诗歌大全

范文四:中国现代诗歌大全 投稿:陈瓐瓑

中国现代诗歌大全

中国现代诗歌是五四运动以来的诗歌,主要指新体诗。新体诗诞生于五四新文化运动。最初试验并倡导新诗的杂志是《新青年》,继之《新潮》、《少年中国》、《星期评论》等刊物也发表新诗。其倡导者和初期作家主要有胡适、刘半农、沈尹默、周作人、俞平伯、刘大白等。其特点是用白话语言写作,表现科学、民主的新的时代内容,打破旧诗词格律的束缚,形式上灵活自由。

代表作品

胡适《尝试集》;刘半农的《相隔一层纸》、《学徒苦》;刘大白的《卖布谣》;郭沫若《女神》代表新诗创始期最高成就;蒋光慈,冯至等,他们的作品反映了进步青年追求光明的思想感情,瞿秋白、蒋光慈等还写了一些政治抒情诗。

闻一多《红烛》、《死水》徐志摩《志摩的诗》;李金发《微雨》、《为幸福而歌》;穆木天、冯乃超等,诗风与李金发相近;戴望舒《雨巷》;冯乃超、蒋光慈、钱杏邨、胡也频、洪灵菲、殷夫、蒲风等作家,热情讴歌无产者及其斗争;臧克家《烙臃》;田间《给战斗者》;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何其芳、卞之琳、柯仲平、袁水拍、光未然等人的诗作显示了抗战诗歌的严峻、力度与真诚;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田间的《赶车传》(第一部)、阮章竞的《圈套》、张志民的《死不着》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云游】 徐志摩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那方或地的那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 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 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使他惊醒,将你的倩影抱紧。 他抱紧的是绵密的忧愁, 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 去更阔大的湖海投射影子! 他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

【教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微风。 啊! 微风吹动了我头发,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 海洋恋爱着月光。 啊! 这般蜜也似的银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鱼儿慢慢游。 啊! 燕子你说些什么话?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 野火在暮色中烧。 啊! 西天还有些儿残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生命幻想曲】 顾城 把我的幻影和梦 放在狭长的贝壳里 柳枝编成的船篷 还旋绕着夏蝉的长鸣 拉紧桅绳 风吹起晨雾的帆 我开航了 没有目的 在蓝天中荡漾 让阳光的瀑布 洗黑我的皮肤 太阳是我的纤夫 它拉着我 用强光的绳索 一步步 走完十二小时的路途 我被风推着 向东向西 太阳消失在暮色里 黑夜来了

几千个星星对我看着 我抛下了 新月---黄金的锚 天微明 海洋挤满阴云的冰山 碰击着 “轰隆隆”---雷鸣电闪 我到那里去呵 宇宙是这样的无边 用金黄的麦秸 织成摇篮 把我的灵感和心 放在里边 装好纽扣的车轮 让时间拖着 去问候世界 车轮滚过 百里香和野菊的草间 蟋蟀欢迎我 抖动着琴弦 我把希望溶进花香

白昼象峰巅 睡吧!合上双眼 世界就与我无关 时间的马 累倒了 黄尾的太平鸟 在我的车中做窝 我仍然要徒步走遍世界-- 沙漠、森林和偏僻的角落 太阳烘着地球 象烤一块面包 我行走着 赤着双脚 我把我的足迹 象图章印遍大地 世界也就溶进了 我的生命 我要唱 一支人类的歌曲 千百年后 在宇宙中共鸣

范文五:中国现代诗人大全 投稿:黄葲葳

中国现代诗人大全

【20世纪20年代】

刘大白 鲁迅 沈尹默 周作人 胡适 刘半农 郭沫若 徐玉诺 刘延陵 康白情 徐志摩 宗白华 王统照 王独清 邵洵美 朱自清 闻一多 何植三 穆木天 冰心 俞平伯 刘梦苇 应修人 李金发 冯乃超 汪静之 潘漠华 于赓虞 饶孟侃 冯雪峰 梁宗岱 冯至 孙大雨 韦丛芜

【20世纪30年代】

方令孺 冯文炳 胡风 林徽因 钟鼎文 朱湘 戴望舒 施蛰存 臧克家 李广田 苏金伞 阿垅 方玮德 殷夫 艾青 卞之琳 林庚 陈梦家 何其芳 金克木 辛笛 覃子豪 光未然 李白凤 纪弦 鲁藜 徐迟 田间 邹荻帆 杜谷 彭燕郊 南星

【20世纪40年代】

王佐良 陈敬容 杭约赫 蔡其矫 杜运燮 穆旦 罗寄一 唐祈 唐湜 郑敏 袁可嘉 绿原 马逢华 曾卓 牛汉 屠岸 张志民 公刘 文晓村 宋颖豪

【20世纪50年代】

郭小川 周梦蝶 陈秀喜 羊令野 林亨泰 夏菁 方思 李瑛 洛夫 罗门 蓉子 余光中 麦穗 杨唤 流沙河 张默 痖弦 邵燕祥 昌耀 李魁贤 林泠 岩上

【20世纪60年代】

向明 管管 大荒 商禽 辛郁 郑愁予 刘湛秋 非马 白萩 任洪渊 叶维廉 陶里 朵思 张香华 杨牧 黄翔 绿蒂 哑默 李元贞 方含 李敏勇 张烨 莫渝 食指 钟玲

【20世纪70年代】

敻虹 张错 汪启疆 黄国彬 依群 叶延滨 北岛 江河 林莽 苏绍连 芒克 根子 白灵 多多 海上 胡宽 刘自立 舒婷 田晓青 艾农 严力 梁小斌 杨炼 顾城 孙大梅

【20世纪80年代(上)】

姚振函 席慕容 杨远宏 傅天琳 零雨 伊蕾 周伦佑 钟鸣 吕宗林 于坚 匡国泰 刘立云 王小妮 翟永明 阿坚 邵揶 梁平 柏桦 欧阳江河 童蔚 汪国真 张曙光 王家新 雪迪 姜宇清 庄宗伟 彭国梁 杨克 杨平 陈德锦 廖亦武 石光华 苇鸣 大仙 孙文波 十品 汤养宗 郭密林 黑大春 牛波 秦巴子 肖开愚 莫非 潇潇 赵野 黎明鹏 陈东东 陈克华 殷龙龙 吕德安 韩东 骆一禾 孟浪 王良和 于小韦 王明韵 蔡丽双 黄海凤 老巢 江堤 张耳 胡冬 贝岭 丁当 普珉 林雪 陆忆敏 小君 杨黎 韩高琦

【20世纪80年代(下)】

张枣 清平 唐亚平 王寅 凸凹 紫薇 谭延桐 胡刚毅 陈云虎 萧沉 指纹 万夏 马松 车前子 李亚伟 何小竹 宋渠宋炜 西川 郑单衣 黄灿然 远村 飞沙 席君秋 郭志杰 渭波 林童 陈惠芳 黄梵 中岛 张敏华 海子 颜溶 刘伟雄 默默 恒平 小海 雁西 谢宜兴 卢卫平 禄琴 汪峰 韩高琦 宫哲 京不特 刘立杆 李森 邱勇 吴新宇 庞清明 张志 夜林 周瓒 宋晓杰 刘文旋 阳阳 叶匡政 路也 阿翔 徐柏坚 唐朝晖 海啸 柯平 孔孚 洛湃 南野 沈奇 沈睿 宋琳 夏宇 张真 伊路 邓诗鸿 老刀

【20世纪90年代(上)】

诗阳 简宁 蔡天新 杨小滨 祝凤鸣 蓝角 臧棣 李南 杜马兰 吴晨骏 蓝蓝 宋晓贤 伊沙 戈麦 余怒 侯马 陈先发 朱文 若风 桑克 西渡 徐江 杨键 韩国强 君儿 祁国 牧野 谭五昌 寒烟 铁梅 安琪 陆苏 讴阳北方 傅旭华 徐勇 黄小名 独孤九 王艾 刘泽球 牧斯 江子 陶春 林家柏 杨拓

范文六:初中现代诗大全 投稿:吕伖众

初中现代诗大全(关于阳光.积极.向上)

2011-9-22 17:56

提问者:sx20000310

| 浏览次数:989次

2011-10-4 09:32

最佳答案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普希金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请你眺望远方的帆,

请你活在当下.

远方漂流的帆船终会靠岸,

天空翱翔的雄鹰,

总会盘旋于那片

蓝色的天空.

就像鲁滨逊碰到了星期五,

就像福尔摩斯遇见了华生.

生活溅起的火花会点燃你的笑容,

狂风暴雨会给你坚强的笑容.

象征希望的灯塔啊!

让这笑容永恒!

看那!

自由女神正在为那群涉水而过的民族点亮囚禁的天火; 听哪!

“流亡者之母”,

在向全世界召唤;

请把你那些疲惫不堪、贫困潦倒民众交给到她的手上; 史卡汶斯基的灯塔将永世长存.

挣扎中的人啊!

请你看看祖国,

看看亲人,

看看人们来往的足迹.

就算被放逐,

就算被背叛,

永远不要放弃生活的希望!

假若生活欺骗了你,

停止悲伤,停止心急!

痛苦的生活只是生活的插曲.

活在当下.

不需等待另一种生活,

因为生活本是一首插曲.

看似好听,

温柔缠绵,

动人心魄.

但可爱的人啊!

你看到了吗?

那是别人的插曲,

属于别的歌曲.

不要悲伤,

不要失望,

请仔细品尝,

那别人的音节.

是那么动听!

假如烦恼困惑了你

假如烦恼困惑了你

不要迷茫,不要沮丧。

烦恼只是暂时的,

快乐不久会来到。

假如烦恼困惑了你

不要焦急,不要忧虑。

烦恼只是偶然的,

快乐必然会来临。

假如烦恼困惑了你

不要痛苦,不要烦躁。

烦恼只是一段的,

快乐却是永久的。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 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象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淡淡的茸毛

我让他们挨的很近

让它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的激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还想画下未来

我没见过她,也不可能

但知道她很美

我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那些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

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个早上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着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

我还想画下自己

画下一只树熊

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从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

发愣

他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

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

我只有我

我的手指和创痛

只有撕碎那一张张

心爱的白纸

让它们去寻找蝴蝶

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我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 任性

我喜欢穿

旧衣裳

在默默展开的早晨里

穿过广场

一蓬蓬郊野的荒草

从空隙中

无声地爆发起来

我不能停留

那些瘦小的黑蟋蟀

已经开始歌唱

我只有十二岁

我垂下目光

早起的几个大人

不会注意

一个穿旧衣服孩子

的思想,

何况,鸟也开始叫了

在远处,马达的鼻子不通

这就足以让几个人

欢乐或悲伤

谁能知道

在梦里

我的头发白过

我到达过五十岁

读过整个世界

我知道你们的一切--

夜和刚刚亮起的灯光

你们暗蓝色的困倦

出生和死

你们无事一样

我希望自己好看

我不希望别人

看我

我穿旧衣裳

风吹着

把它紧紧按在我的身上

我不能痛苦

只能尽快地走

就是这样

穿过了十二岁

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 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 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以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 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 马儿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 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这个应该很适合朗诵吧 我觉得

范文七:初中现代诗大全 投稿:唐躬躭

我喜欢穿

旧衣裳

在默默展开的早晨里

穿过广场

一蓬蓬郊野的荒草

从空隙中

无声地爆发起来

我不能停留

那些瘦小的黑蟋蟀

已经开始歌唱

我只有十二岁

我垂下目光

早起的几个大人

不会注意

一个穿旧衣服孩子

的思想,

何况,鸟也开始叫了

在远处,马达的鼻子不通

这就足以让几个人

欢乐或悲伤

谁能知道

在梦里

我的头发白过

我到达过五十岁

读过整个世界

我知道你们的一切--

夜和刚刚亮起的灯光

你们暗蓝色的困倦

出生和死

你们无事一样

我希望自己好看

我不希望别人

看我

我穿旧衣裳

风吹着

把它紧紧按在我的身上

我不能痛苦

只能尽快地走

就是这样

祖国,或以梦为马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 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 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 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上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 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 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 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以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 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 马儿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 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范文八:中国现代诗歌大全:席慕容诗选 投稿:邓炚炛

中国现代歌大诗全席慕:容选诗【页底】索【引】

席慕

诗选容

容慕1(94-3 ,)版的诗集有出七《里》香(9811)《、无怨的春》(1青89)、《时光九2》(1篇97)等。8

一棵花开树的 里七 山路 香出塞 曲抉择 初相 遇中的雨悟 青了 信仰 前春 为什缘 盼么望送别 接人友书 风野 悲歌渡 无怨的口青 春乡 愁爱你与 你同行

色 暮莲的事 请心哭别泣 树画像 禅的意一() 禅意二)( 起时雾 历博物史馆

一开花的棵

何让如你见我遇

我最美丽在时的刻

这为

我已在佛求前五百年了

求让我佛结一段尘们缘

佛是把我化做一棵树於长

在你必的路经

光下阳

慎地重满开了

花朵都是我前朵世盼的

你当近

走请细你听

那抖颤的

是我等叶的热待情

而当你终於视无地过走在

你後身落一了地的

朋啊友

那不是瓣花那

是我凋的心

里七

急著要水向海洋流

潮浪渴望重回土地却

绿树在花的白前篱

那样轻易曾地挥手别道

而沧了二桑十後年

我们魂魄的夜却夜归来

微拂过风时便化

作园满郁的香

山路

我好

答像过你应要

和你 起一走上那

条美的丽路山

说那坡上种 满新了茶还

有密细相的思树我好像

应答过

你一个遥远在的春日午

下而今

在灯下夜

梳初我白发的忽然

起了一记没能些实现

诺的 言一

无法些解的悲释伤

在那

条山路上

少的你 年是不

还是在我

等还急切在向地处来张

出塞

请为我

一唱首出曲塞

那用忘遗的古老言了

请语用美的丽音轻轻颤唤呼

我心的中好河大山

只那长有外城有的景象才

说出谁曲的塞调子悲凉太

果你不如听爱

那是因为

歌没中你的渴望

而有们总是要我唱再唱一

像草那千原闪里金著光

那风沙像呼过大漠啸

像黄河那岸 阴旁山

英雄骑马

骑壮荣归故乡马

抉择

假我来如上一世遭只

与为你聚一相次

只为亿了光年万里那一的那刹

一那刹所有里甜蜜的与悲凄

麽就一切让发生的该

都瞬间出现在吧

我俯首感所有星谢球的助

让相与你我遇

相与别你离

完了成上所作帝一的首诗然後

再缓地缓老去

相遇

丽的梦美美丽的诗一和样

是都遇可不可求而的

常常最没能在料到时刻里出现

我喜的欢那的梦样

梦在 一切都里以可新开始重

一切都以可慢解慢释

里甚至心还感觉能到所被浪费有的时光

竟都然能重时的回狂和喜感

怀中胸满著溢幸

福只为因你在我眼就前

对微笑我 如一年

当我喜欢真样的梦那

明明知道已你为跋涉我里千

却又得觉草芳美鲜 英落缤纷

像好你才我初相遇初

雨中

了的

果雨之後如还要雨

果忧如伤後仍是之忧伤

我让从容对这别离之後的

面别离 笑微地续继去寻

找个不可一再出能的 现你

所有的结都已局好写所有的

水泪都已启程也

却忽然了是忘怎样的一个麽开始

在个那古老不的回再的夏来

无我如何论去追索地

年的轻只你云如掠影过

你而微的面容笑极浅极淡

渐逐隐在没日落的群後岚

遂翻那开发黄的扉页

运命它装订将得为极拙劣

著泪 含一读再读

却我得不不认承

青春是一太本仓的书促

信仰

相信 我爱的质一本

如生的命单与纯温柔我

信相所 的有光

与影的反和射相投

相信我 满树花朵的

只於冰雪中的源粒一子种

我相信 三百篇诗

复反说述的 也就只是著

年时少能没说出的那一

个字

我相信上 一苍切的排

安我也相 如果你愿与我信

起去追一溯在

遥远而那卑谦源头的上

我之们於终会互明相白

前缘

人真若能转 世世若间真有轮回那麽

我 爱的 我们前世经曾是麽什

你 曾若江是南莲采的子女

我必是 皓你腕错过的下朵那

曾若逃是的顽学

童 我必是你袋中从下的掉颗那新的崭弹珠

路旁的在草丛中

送你毫目不情知远去地

若你是曾壁面的僧高

必我殿前的那一是柱香焚烧

著伴陪过一你静默段的时光

此因今生相 逢 觉总有些前缘得尽未

却很恍又忽无 仔细法去地分辨无

一法地一向你出

为麽什

我可以锁笔住为 什麽

锁却不住爱和伤忧

在长长

的一生 为里麽什

乐欢是总现乍就落凋走

最急得的都是最的时美

实其 盼望我的

不过也就是只一那瞬

从没我求要过 给你我你的一生

果如能在满开栀了花子的山上坡

你与遇相如果 能深深

爱地过一次别再离

那 麽长再久的生一不

也只就是 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一瞬的

送 别

不是所有梦的来都及得实现不是所有的

话都得及告诉来你

疚内和恨悔

要总深深种植地在别後的心中离

尽他管说 们世间种种最

後终必空成我

不是立意并错要过

可是 一我都在直样这做错过那

满花桠的昨枝日

要错又今过朝

朝 今仍重复要那相同别离的

馀生成陌将

路一千去

在里暮里霭

向你深深地首俯

请为珍重

我尽管们说 世间他种种

最後终必 终必空成

友人书

辜了的负岂

是仅迟迟的日春

忘那了记

又的岂是你我仅面容的

那腾奔向眼前涌来著的

是封尘的日尘封的 夜

尘的华封年和草秋

那低敛首徐眉徐去退的

是无声歌的

无的诗字

稿

就这样俯首道别地

吧世间有哪什真麽能头的回

河呢流

就如那秋日

的草 相原著

一起约枯黄萎去

们我来也相吧

约约相要把著彼忘记此

那有野总风不是肯止停总

惶是地急在林

在中道旁 在山生的街陌角在

斑我驳的心扫中过

扫过啊 那些纷

纷落飘的如秋

般的叶忆记

悲歌

生今将再不你

只为见再 见

已的是你不

中心你已永的不现再

再的现 是些沧桑的

只日月流年和

渡口

我你握与别再轻

轻抽出我的手知

道思从此生念根

浮白云 日川庄山严柔温

与你我别

再握轻轻出我抽手

华年的此停顿从

热泪心中在成汇河流

那是样般无奈的万凝视渡口旁找

到不一朵以可相的送花就

把福别祝襟上吧在

明而日

明又日隔天涯

怨的无青

在年青的时候

如果你上了一爱个人

请一定你要柔地对待她温不管你们

相爱时间有多的长多或

若们你能始终温柔相地 待那麽

所的时刻有将是一种都暇无美的丽

不若不分得离也要好好地说一声

见再

也在要里心著存谢感感谢

给她了一份记你意

大长了之後你才会 知道在

蓦回然的一刹首那没有怨恨

青春 的才会无了遗憾

山如岗上静那的晚静月

乡的 歌一是清远的支笛

总在有亮的月晚 响上起

乡故的貌 面却是一种糊的模怅

望仿雾佛的里挥手别离

离後别

乡是一愁没棵年有的轮树永不

我在心荡漾中 的一片飘是的云

你浮管说吧尽 你爱我或说者不爱你尽管

选去那些择难懂字的句

它把反们复复地排列开来反

管说尽吧朋 友

的你心情 都会明白

你尽我管变吧 得快乐变或冷者漠

你尽去试戴所管的复有的面杂具走一

些曲的路折

你管去做尽 吧朋友你的心

情我都明白

人会世 尽间管变有迁

朋友 尽里有管测的胸怀难我只

知 道朋友

是你我初和最最的後爱

在迢的遥星上 我空是你的我

是你的

远永的浪者流 漂泊的用生一

静安守护的

著你的温柔和你 的幸福

可 是友朋

流在漂恒的星廊走上

想 你无法却传递

流浪的者心啊情朋友

你明白可

爱你 永远

与同你

直一想要和你一起 上那条美走的山丽路

柔风 有白云 有你有我身在旁倾听

我快乐感激的心和

我要求其实很微小 的要有过只样那一个夏日的

只要走过 样那的次一

而朝我迎来 的日以夜复却 都一是不被料到些安的排

有那麽多琐还的碎误错将我 慢慢们地慢地隔慢开让

今的夜 终我明白於

有所的欢都悲已灰烬成任 世哪一条间我路都不能与

同你行

在一

年个的夜轻里

过一首歌

轻听 怜绵缠如山风

过拂合百

望时渴却

息声 寂灭

不来见踪一 无处来

空那月留

光 人肌肤浸

而在二十後的年个黄昏一里

有什麽那与夜一似

相竟而使旋那律然翩来临山

鼓鸣应 直逼我心

顾回来所径

苍啊横苍的著翠微这

生半坎坷啊

的在色中暮

化为竟蜜的热泪

莲的心

是朵盛一的开夏荷

多望

你能看见现希的在

我风

霜不还曾来侵

蚀秋雨未也滴落

涩青的节又已离季远我去

我已亭亭 不 忧也惧不

现在

是正

我美最丽时的刻

重门却深锁已在

芬芳笑靥的之後谁

知我莲的心事人

无缘的你啊

是不得太早来 就

是太迟

请别泣哭

已我无诗

世也再间飞花 无无细雨尘

的封四啊

季请哭泣别

般万 万般无奈的

爱馀烬的已熄重回人间

猛然醒那千条百条觉 都是

知已的 路已然的了迹轨

跟人著群走去下

吧这样就笑地微走尽头到

我柔弱心啊的

试著请忘去记 请万千千

万别哭泣再

的像

风的迎笑已不再靥芳芬

温柔话的语都沉已

当星星的寂子渐冷渐瞳暗而千

山径都绝灭万踪

只是我棵孤独的一树

抗拒著秋在的来临

意-()

当沉默你地离去

说过或的有没说的过 话已都忘

记我将我的哭

泣也夹书页里在

好像我年少时的们几朵那莉茉

会许多年後的在个黄昏里一

从而翻偶的开页扉中落下

芳香有 再无声

窗外 息时也许正落那著细的细

细细雨的

(意二)

一切都已过去当我

知道我

把你忘会记

心的重上担卸落请你

请你原谅 我

命原是要不生地断受和伤不断地复

原世

仍界然一个是在

温地等待柔我成熟著果的

天 样蓝这

树 样这绿

活 原生可来以这样安宁的和美丽

雾起时我就 在你的怀

里林这间充 了湿满润芳香的

充了那满断要不重的现年时少

雾後散

已是一生却

空山湖静只

下剩 在千那人人中万

绝不也会错认背影的

历史

物馆博

——人的生,一可也以一象博物馆座吗

最初起只有 那一轮月山和

冷极极记忆暗里的穴洞

后然你笑微着我走来向在清

凉的早 浮云上散开

既然我该循

路前去迎你

请我们在水让丰草的地方美居定我

学会在甲着上骨卜吉凶

并且把爱信仰 与烧进都有

着纹水纹的云彩里陶

那侯时 有的所故事都开始在一

条香芳的河边涉江

过而 蓉芙千朵

诗也单简 也心单简

雁急飞 鸟季节变异

沿着流我慢河向慢南寻去

曾刻过质木观音圆浑手的

也细曾着雕 一座隋

石朝佛微笑的唇

飞的迸碎粹之 逐渐后现呈

那心中最亲爱与最悉熟轮廓的在

巨阴大冷石的窟

里我谦是卑怨的工匠无

生生世 反世描摹复

可是 竟究哪在里有了差错为

么什

在千世轮的回里我

总是盼望的与时刻肩而过擦

风来前沙 我为你曾

那样深深经下的线索

埋沙过后风 为什么总会

些有要得重细被节你漏

遗归路难求 在且明月夜里的含

为你泪斟上杯葡萄美酒

一然后急再琵琶 催你拔上马

那时 候经曾水草丰美世的

早界已入神进话 剩只下

枯萎红柳和的白 万里杨沙黄

又返往 仿佛总

潮音有在夜暗呼里

唤臆胸满是间不解的可温

柔用五彩线丝不绣的完春

越日离远越云层越 积厚越

斑我的心驳

啊传说在传与之说缓缓间游走

生重与来你逢重

在你外 我柜已柜在中

隔一片着冷的冰璃玻

热我地等切着待你来临

在的错谔间你似 乎听一到些音声当

你然不绝可相能

信所有的这 绢所有帛的所

有的彩和泥塑三

这中所柜有刻工的雕纹和

都啊我给你的是 爱都是

我历千劫百难经不的灵死魂

在色暮你里然漠身 转渐渐远行长

寂寂廊诸 静默神我

于成终成石 一如木世

廊外 仍有前朵千蓉芙淡淡地开在水中

浅 柔紫

还有那雪样的白粉像

一佚副的宋画名

在光里时慢慢点染 慢湮慢开

【页】【首引索

范文九:中国现代诗歌大全:席慕容诗选 投稿:余蕛蕜

中国现代诗歌大全:席慕容诗选.txt男人的承诺就像80岁老太太的牙齿,很少有真的。你嗜烟成性的时候,只有三种人会高兴,医生 你的仇人和卖香烟的。 中国现代诗歌大全:席慕容诗选【页底】【索引】

席慕容诗选

席慕容(1943- ),出版的诗集有《七里香》(1981)、《无怨的青春》(1982)、《时光九篇》(1987)等。

一棵开花的树 七里香 山路 出塞曲 抉择 初相遇 雨中的了悟 青春 信仰 前缘 为什么 盼望 送别 接友人书 野风 悲歌 渡口 无怨的青春 乡愁 爱你 与你同行

暮色 莲的心事 请别哭泣 树的画像 禅意(一) 禅意(二) 雾起时 历史博物馆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七里香

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而沧桑了二十年後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山 路

我好像答应过你

要和你 一起

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

你说 那坡上种满了新茶

还有细密的相思树

我好像答应过你

在一个遥远的春日下午

而今夜 在灯下

梳我初白的发

忽然记起了一些没能

实现的诺言 一些

无法解释的悲伤

在那条山路上

少年的你 是不是

还在等我

还在急切地向来处张望

出塞曲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

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景象

谁说出塞曲的调子太悲凉

如果你不爱听

那是因为

歌中没有你的渴望

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

像那草原千里闪著金光

像那风沙呼啸过大漠

像那黄河岸 阴山旁

英雄骑马壮

骑马荣归故乡

抉 择

假如我来世上一遭

只为与你相聚一次

只为了亿万光年里的那一刹那

一刹那里所有的甜蜜与悲凄

那麽 就让一切该发生的

都在瞬间出现吧

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

让我与你相遇

与你别离

完成了上帝所作的一首诗

然後 再缓缓地老去

初相遇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

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

在梦里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

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

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和感激

胸怀中满溢著幸福

只因为你就在我眼前

对我微笑 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

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

却又觉得芳草鲜美 落英缤纷

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雨中的了悟

如果雨之後还要雨

如果忧伤之後仍是忧伤

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後的

别离 微笑地继续去寻找

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 你

青 春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麽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後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

含著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信 仰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

生命的单纯与温柔

我相信 所有的

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 满树的花朵

只源於冰雪中的一粒种子

我相信 三百篇诗

反复述说著的 也就只是

年少时没能说出的

那一个字

我相信 上苍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 如果你愿与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

我们终於会互相明白

前 缘

人若真能转世 世间若真有轮回

那麽 我的爱 我们前世曾经是什麽

你 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

我 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朵

你 若曾是逃学的顽童

我 必是从你袋中掉下的那颗崭新的弹珠

在路旁的草丛中

目送你毫不知情地远去

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

我必是殿前的那一柱香

焚烧著 陪伴过你一段静默的时光

因此 今生相逢 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

却又很恍忽 无法仔细地去分辨

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

为什麽

我可以锁住笔 为什麽

却锁不住爱和忧伤

在长长的一生里 为什麽

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盼 望

其实 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麽 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送 别

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及实现

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你

内疚和悔恨

总要深深地种植在离别後的心中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後终必成空

我并不是立意要错过

可是我 一直都在这样做

错过那花满枝桠的昨日

又要错过今朝

今朝 仍要重复那相同的别离

馀生将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霭里

向你深深地俯首

请为我珍重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後终必 终必成空

接友人书

那辜负了的

岂仅是迟迟的春日

那忘记了的

又岂仅是你我的面容

那奔腾著向眼前涌来的

是尘封的日 尘封的

尘封的华年和秋草

那低首敛眉徐徐退去的

是无声的歌

无字的诗稿

野 风

就这样地俯首道别吧

世间哪有什麽真能回头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 相约著

一起枯黄萎去

我们也来相约吧

相约著要把彼此忘记

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

总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 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

扫过啊 那些纷纷飘落的

如秋叶般的记忆

悲 歌

今生将不再见你

只为 再见的

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现

再现的 只是些沧桑的

日月和流年

渡 口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华年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无怨的青春

在年青的时候

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 那麽

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暇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

也要好好地说一声再见

也要在心里存著感谢

感谢她给了你一份记意

长大了之後 你才会知道

在蓦然回首的一刹那

没有怨恨的青春 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岗上那静静的晚月

乡 愁

故乡的歌 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 响起

故乡的面貌 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

仿佛雾里的 挥手别离

离别後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爱 你

在我心中荡漾的 是一片飘浮的云

你尽管说吧 说你爱我或者不爱

你尽管去选择那些难懂的字句

把它们反反复复地排列开来

你尽管说吧 朋友

你的心情 我都会明白

你尽管变吧 变得快乐或者冷漠

你尽管去试戴所有的复杂的面具

走一些曲折的路

你尽管去做吧 朋友

你的心情我都会明白

人世间 尽管有变迁

友朋里 尽管有难测的胸怀

我只知道 朋友

你是我最初和最後的爱

在迢遥的星空上 我是你的

我是你的

永远的流浪者 用漂泊的一生

安静的守护著

你的温柔 和你的幸福

可是 朋友

漂流在恒星的走廊上

想你 却无法传递

流浪者的心情啊

朋友 你可明白

爱你 永远

与你同行

我一直想要 和你一起 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

有柔风 有白云 有你在我身旁

倾听我快乐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实很微小 只要有过那样的一个夏日

只要走过 那样的一次

而朝我迎来的 日复以夜 却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还有那麽多琐碎的错误 将我们慢慢地慢慢地隔开

让今夜的我 终於明白

所有的悲欢都已成灰烬 任世间哪一

条路我都不能

与你同行

暮 色

在一个年轻的夜里

听过一首歌

轻怜 缠绵

如山风拂过百合

再渴望时

却声息 寂灭

不见来踪 一无来处

空留那月光 浸人肌肤

而在二十年後的一个黄昏里

有什麽与那一夜相似

竟而使那旋律翩然来临

山鸣鼓应 直逼我心

回顾所来径啊

苍苍横著的翠微

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

竟化为甜蜜的热泪

莲的心事

我 是一朵盛开的夏荷

多希望

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也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也不惧

现在 正是

我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後

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

太迟

请别哭泣

我已无诗

世间也再无飞花 无细雨

尘封的四季啊

请别哭泣

万般 万般的无奈

爱的馀烬已熄

重回人间

猛然醒觉那千条百条 都是

已知的路 已了然的轨迹

跟著人群走下去吧

就这样微笑地走到尽头

我柔弱的心啊

请试著去忘记 请千万千万

别再哭泣

树的画像

当迎风的笑靥已不再芬芳

温柔的话语都已沉寂

当星星的瞳子渐冷渐暗

而千山万径都绝灭踪迹

我只是一棵孤独的树

在抗拒著秋的来临

禅意(-)

当你沉默地离去

说过的或没有说过的话 都已忘记

我将我的哭泣 也夹在书页里

好像我们年少时的那几朵茉莉

也许 会在多年後的一个黄昏里

从偶而翻开的扉页中落下

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

窗外 那时也许正落著细细的

细细的雨

禅意(二)

当一切都已过去

我知道

我会把你忘记

心上的重担卸落

请你 请你原谅我

生命原是要不断地受伤和不断地复原

世界 仍然是一个

在温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园

天 这样蓝

树 这样绿

生活 原来可以这样的安宁和美丽

雾起时

雾起时 我就在你的怀里

这林间 充满了湿润的芳香

充满了那不断要重现的少年时光

雾散後

却已是一生

山空湖静

只剩下那 在千人万人中

也绝不会错认的背影

历史博物馆

——人的一生,也可以象一座博物馆吗

最起初 只有那一轮山月

和极冷极暗记忆里的洞穴

然后你微笑着向我走来

在清凉的早上 浮云散开

既然我该循路前去迎你

请让我们在水草丰美的地方定居

我会学着在甲骨上卜凶吉

并且把爱与信仰 都烧进

有着水纹云纹的彩陶里

那时侯 所有的故事

都开始在一条芳香的河边

涉江而过 芙蓉千朵

诗也简单 心也简单

雁鸟急飞 季节变异

沿着河流我慢慢向南寻去

曾刻过木质观音浑圆的手

也曾细雕着 一座

隋朝石佛微笑的唇

迸飞

的碎粹之后 逐渐呈现

那心中最亲爱与最熟悉的轮廓

在巨大阴冷的石窟里

我是谦卑无怨的工匠

生生世世 反复描摹

可是 究竟在哪里有了差错

为什么 在千世的轮回里

我总是与盼望的时刻擦肩而过

风沙来前 我为你

曾经那样深深埋下的线索

风沙过后 为什么

总会有些重要得细节被你遗漏

归路难求 且在月明的夜里

含泪为你斟上一杯葡萄美酒

然后再急拔琵琶 催你上马

那时候 曾经水草丰美的世界

早已进入神话 只剩下

枯萎的红柳和白杨 万里黄沙

去又往返 仿佛

总有潮音在暗夜里呼唤

胸臆间满是不可解的温柔

用五彩丝线绣不完的春日

越离越远 云层越积越厚

我斑驳的心啊

在传说与传说之间缓缓游走

今生重来与你重逢

你在柜外 我已在柜中

隔着一片冰冷的玻璃

我热切地等待着你的来临

在错谔间 你似乎听到一些声音

当然你绝不可能相信

这所有的绢 所有的帛

所有的三彩和泥塑

这柜中所有的刻工和雕纹啊

都是我给你的爱 都是

我历经千劫百难不死的灵魂

在暮色里你漠然转身 渐行渐远

长廊寂寂 诸神静默

我终于成木成石 一如前世

廊外 仍有千朵芙蓉

淡淡地开在水中

浅紫 柔粉

还有那雪样的白

像一副佚名的宋画

在时光里慢慢点染 慢慢湮开

【页首】【索引】

范文十:中国现代诗歌大全:席慕容诗选 投稿:秦閁閂

中国现代诗歌大全:席慕容诗选【页底】【索引】

席慕容诗选

席慕容(1943- ),出版的诗集有《七里香》(1981)、《无怨的青春》(1982)、《时光九篇》(1987)等。

一棵开花的树 七里香 山路 出塞曲 抉择 初相遇 雨中的了悟 青春 信仰 前缘 为什么 盼望 送别 接友人书 野风 悲歌 渡口 无怨的青春 乡愁 爱你 与你同行

暮色 莲的心事 请别哭泣 树的画像 禅意(一)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那是我凋零的心

七里香 禅意(二)雾起时 历史博物馆

溪水急著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而沧桑了二十年後

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

微风拂过时

便化作满园的郁香

山 路

我好像答应过你

要和你 一起

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

你说 那坡上种满了新茶

还有细密的相思树

我好像答应过你

在一个遥远的春日下午

而今夜 在灯下

梳我初白的发

忽然记起了一些没能

实现的诺言 一些

无法解释的悲伤

在那条山路上

少年的你 是不是

还在等我

还在急切地向来处张望

出塞曲

请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遗忘了的古老言语

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景象

谁说出塞曲的调子太悲凉

如果你不爱听

那是因为

歌中没有你的渴望

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

像那草原千里闪著金光

像那风沙呼啸过大漠

像那黄河岸 阴山旁

英雄骑马壮

骑马荣归故乡

抉 择

假如我来世上一遭

只为与你相聚一次

只为了亿万光年里的那一刹那 一刹那里所有的甜蜜与悲凄

那麽 就让一切该发生的

都在瞬间出现吧

我俯首感谢所有星球的相助

让我与你相遇

与你别离

完成了上帝所作的一首诗

然後 再缓缓地老去

初相遇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

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我喜欢那样的梦

在梦里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

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 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和感激

胸怀中满溢著幸福

只因为你就在我眼前

对我微笑 一如当年

我真喜欢那样的梦

明明知道你已为我跋涉千里

却又觉得芳草鲜美 落英缤纷 好像你我才初初相遇

雨中的了悟

如果雨之後还要雨

如果忧伤之後仍是忧伤

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後的 别离 微笑地继续去寻找

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 你

青 春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麽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後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

含著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信 仰

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

生命的单纯与温柔

我相信 所有的

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

我相信 满树的花朵

只源於冰雪中的一粒种子

我相信 三百篇诗

反复述说著的 也就只是

年少时没能说出的

那一个字

我相信 上苍一切的安排

我也相信 如果你愿与我

一起去追溯

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

我们终於会互相明白

前 缘

人若真能转世 世间若真有轮回 那麽 我的爱 我们前世曾经是什麽

你 若曾是江南采莲的女子

我 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朵

你 若曾是逃学的顽童

我 必是从你袋中掉下的那颗崭新的弹珠 在路旁的草丛中

目送你毫不知情地远去

你若曾是面壁的高僧

我必是殿前的那一柱香

焚烧著 陪伴过你一段静默的时光

因此 今生相逢 总觉得有些前缘未尽 却又很恍忽 无法仔细地去分辨 无法一一地向你说出

为什麽

我可以锁住笔 为什麽

却锁不住爱和忧伤

在长长的一生里 为什麽

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盼 望

其实 我盼望的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我从没要求过 你给我

你的一生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麽 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送 别

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及实现 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你 内疚和悔恨

总要深深地种植在离别後的心中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後终必成空

我并不是立意要错过

可是我 一直都在这样做 错过那花满枝桠的昨日 又要错过今朝

今朝 仍要重复那相同的别离 馀生将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霭里

向你深深地俯首

请为我珍重

尽管他们说 世间种种

最後终必 终必成空

接友人书

那辜负了的

岂仅是迟迟的春日

那忘记了的

又岂仅是你我的面容

那奔腾著向眼前涌来的 是尘封的日 尘封的夜

尘封的华年和秋草

那低首敛眉徐徐退去的 是无声的歌

无字的诗稿

野 风

就这样地俯首道别吧

世间哪有什麽真能回头的 河流呢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 相约著 一起枯黄萎去

我们也来相约吧

相约著要把彼此忘记

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 总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 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

扫过啊 那些纷纷飘落的 如秋叶般的记忆

悲 歌

今生将不再见你

只为 再见的

已不是你

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现

再现的 只是些沧桑的

日月和流年

渡 口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从此生根

浮云白日 山川庄严温柔

让我与你握别

再轻轻抽出我的手

华年从此停顿

热泪在心中汇成河流

是那样万般无奈的凝视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别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无怨的青春

在年青的时候

如果你爱上了一个人

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

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

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地相待 那麽 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暇的美丽 若不得不分离

也要好好地说一声再见 也要在心里存著感谢

感谢她给了你一份记意

长大了之後 你才会知道 在蓦然回首的一刹那

没有怨恨的青春 才会了无遗憾 如山岗上那静静的晚月

乡 愁

故乡的歌 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 响起

故乡的面貌 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望 仿佛雾里的 挥手别离

离别後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

爱 你

在我心中荡漾的 是一片飘浮的云 你尽管说吧 说你爱我或者不爱 你尽管去选择那些难懂的字句 把它们反反复复地排列开来

你尽管说吧 朋友

你的心情 我都会明白

你尽管变吧 变得快乐或者冷漠 你尽管去试戴所有的复杂的面具 走一些曲折的路

你尽管去做吧 朋友

你的心情我都会明白

人世间 尽管有变迁

友朋里 尽管有难测的胸怀 我只知道 朋友

你是我最初和最後的爱

在迢遥的星空上 我是你的 我是你的

永远的流浪者 用漂泊的一生 安静的守护著

你的温柔 和你的幸福

可是 朋友

漂流在恒星的走廊上

想你 却无法传递

流浪者的心情啊

朋友 你可明白

爱你 永远

与你同行

我一直想要 和你一起 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 有柔风 有白云 有你在我身旁

倾听我快乐和感激的心

我的要求其实很微小 只要有过那样的一个夏日 只要走过 那样的一次

而朝我迎来的 日复以夜 却都是一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还有那麽多琐碎的错误 将我们慢慢地慢慢地隔开 让今夜的我 终於明白

所有的悲欢都已成灰烬 任世间哪一条路我都不能 与你同行

暮 色

在一个年轻的夜里

听过一首歌

轻怜 缠绵

如山风拂过百合

再渴望时

却声息 寂灭

不见来踪 一无来处

空留那月光 浸人肌肤

而在二十年後的一个黄昏里 有什麽与那一夜相似

竟而使那旋律翩然来临

山鸣鼓应 直逼我心

回顾所来径啊

苍苍横著的翠微

这半生的坎坷啊

在暮色中

竟化为甜蜜的热泪

莲的心事

我 是一朵盛开的夏荷

多希望

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风霜还不曾来侵蚀

秋雨也未滴落

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 我已亭亭 不忧 也不惧

现在 正是

我最美丽的时刻

重门却已深锁

在芬芳的笑靥之後

谁人知我莲的心事

无缘的你啊

不是来得太早 就是

太迟

请别哭泣

我已无诗

世间也再无飞花 无细雨

尘封的四季啊

请别哭泣

万般 万般的无奈

爱的馀烬已熄

重回人间

猛然醒觉那千条百条 都是 已知的路 已了然的轨迹

跟著人群走下去吧

就这样微笑地走到尽头

我柔弱的心啊

请试著去忘记 请千万千万 别再哭泣

树的画像

当迎风的笑靥已不再芬芳 温柔的话语都已沉寂

当星星的瞳子渐冷渐暗

而千山万径都绝灭踪迹

我只是一棵孤独的树

在抗拒著秋的来临

禅意(-)

当你沉默地离去

说过的或没有说过的话 都已忘记

我将我的哭泣 也夹在书页里 好像我们年少时的那几朵茉莉

也许 会在多年後的一个黄昏里

从偶而翻开的扉页中落下

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

窗外 那时也许正落著细细的 细细的雨

禅意(二)

当一切都已过去

我知道

我会把你忘记

心上的重担卸落

请你 请你原谅我

生命原是要不断地受伤和不断地复原

世界 仍然是一个

在温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园

天 这样蓝

树 这样绿

生活 原来可以这样的安宁和美丽

雾起时

雾起时 我就在你的怀里

这林间 充满了湿润的芳香

充满了那不断要重现的少年时光

雾散後

却已是一生

山空湖静

只剩下那 在千人万人中

也绝不会错认的背影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