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庄八十二烈士_范文大全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

【范文精选】刘老庄八十二烈士

【范文大全】刘老庄八十二烈士

【专家解析】刘老庄八十二烈士

【优秀范文】刘老庄八十二烈士

范文一:刘老庄八十二烈士 投稿:杜妞妟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

今天又是我的故乡 淮阴区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纪念日。1943年3月18日,在刘老庄发生了一场敌我力量异常悬殊的战斗。我新四军三师十九团四连的82位勇士,为了挡住3000多日寇对我淮海区党政机关突然袭击,进行了浴血奋战。这些战士大多经过战火的锤炼,有的还是爬过雪山、走过草地的老红军。他们决心以少抗多,拖住敌人,决不让我党政领导机关蒙受损失。同时,为减少村中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损失,四连指战员决定撤到村外开阔地与日寇决战。

从拂晓到黄昏,敌人发动了5次冲锋,但在82位勇士面前,除留下200多具死尸,带走300个伤员外,未能前进寸步。恼羞成怒的日寇集中了上百门山炮、迫击炮,向我四连阵地整整轰击了5个多小时。四连勇士在弹尽粮绝,敌人炮火不停轰击的情况下,上好刺刀,决心与敌人血战到底。经过一场激烈的白刃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过大,四连勇士全部壮烈殉国。但日寇妄图合围我淮海区党政机关的阴谋,遭到了彻底的失败。

82烈士气壮山河的气概,激励了解放区的抗日军民。朱德总司令在《论解放区战场》中,称赞82烈士是人民军队“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陈毅代军长说这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

刘老庄的乡亲们待日寇刚刚撤走,就在当时我区长周文科带领下,趁春夜的黑幕含着热泪收殓了烈士忠骸,堆起一座3丈高的坟茔。

抗日战争胜利后,苏皖边区政府又用砖石砌成陵墓,在墓碑上刻着:“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四连八十二烈士公墓。”此外,还设有一些纪念性建筑。1946年9月,苏晓边区政府北撤后不久,82烈士墓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破坏。

淮阴解放后,人民政府于1955年拨专款重修了烈士公墓并兴建了烈士陵园。陵园占地80亩。坐北朝南的拱形大门楼上,横书大字“八十二烈士陵园”,门两旁镌刻着当年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题写的挽联:

由陕北到苏北,敌后英名传八路;

从拂晓到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

凌园中轴线偏北有壮志亭,八角飞檐,内置李一氓撰写的“八十二烈士墓碑记”,行文流畅,饱含激情,热烈歌颂了烈士们视死如归、杀敌报国的大无畏精神。

中轴线左边是烈士纪念馆。陈列着烈士的生平事迹,烈士遗像、遗物,当年我方报刊所载有关刘老庄战斗的资料等。四周墙壁上挂满了各级政府、各单位以及个人送的挽联、诗词。其中朱德总司令、陈毅元帅有关刘老庄战斗的文章节录,分外引人注目。

高大雄伟的烈士纪念塔,是陵园建筑的主体。塔身呈“主”字形,正面是李一氓亲笔书写的“淮阴八十二烈士墓”,左侧是三师师长黄克诚的题词:“八十二烈士殉国纪念。英勇战斗,壮烈牺牲;军人模范,民族光荣。”右侧是副师长张爱萍的题词:“八十二烈士抗敌三千,以少胜众,美名万古传。”

纪念塔前一对石狮端坐守护,平台四周有朱红栏杆,前来瞻仰的人可拾级而上。陵园内还栽有82棵青翠挺拔的苍松,横竖成行,排列有序。每逢清明或烈士忌日,棵棵松树上挂满了扫墓群众献上的白花。82 烈士的英雄事迹,还被编成故事,搬上舞台,写成诗歌,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流传。

新四军浴血刘老庄

范文二: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 投稿:龚早旪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

机械133 吴旋 5201131313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坐落在淮安市淮阴区刘老庄乡。它是刘老庄人民为了纪念和缅怀那保卫刘老庄,保卫国家的八十二位英雄而修建的陵墓。它饱含着人民对八十二位烈士的怀念和崇高的敬意之情。

八十二位勇士隶属于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第4连,第4连的前身是江苏丰县地区一支地方武装,1939年10月改编为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第3营第10连,1941年编入新四军第3师。连长白思才,江西人,16岁参加红军,参加了长征,抗战初期参加了平型关战役,是一位英勇善战、沉着机智的指挥员。政治指导员李云鹏,江苏沛县人,青年学生出身,曾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是一位久经战火考验的优秀政工干部。该连班排长和战士大多数是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军的贫苦农民,政治素质好,在长期的对敌斗争中培养了顽强的战斗作风、坚定的战斗意志和纯熟的战斗技巧。在他们的带领下,第4连经受了刘老庄战斗最严峻的考验,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壮丽的诗篇。 1943年春,侵华日军对江苏北部淮海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3月17日,日伪军1000余人,分兵11路合围驻六塘河北岸的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第4连奋勇阻击各路敌人,掩护淮海区党政机关安全转移。是日,日伪军进行第二次合围,该部与日伪军在淮阴以北老张集、朱杜庄一带遭遇。激战半日,于黄昏后再次突围,转移至老张集西北的刘老庄地区。18日晨,日伪军进行第三次合围。第4连奉命组织防御,掩护主力部队和淮海区党政机关转移。全连82人凭借村前交通沟,英勇抗击日伪军攻击,使主力部队和党政机关安全转移,全连却陷入日伪军重围。虽经数次突围,均未成功,乃决心固守。连部通信员在火线入党申请书中写道:“在党最需要的时候,我将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党和人民,决不给我们党丢脸,绝不给中华民族丢脸!”日伪军集中炮火对第4连阵地进行毁灭性炮击,数百米长的交通沟被夷为平地。同时以大队骑兵实施冲击。4连官兵在强敌面前,坚定沉着,不畏严重伤亡,浴血奋战,连续打退日伪军5次进攻,毙伤日伪军近百人,苦战至黄昏。身负重伤的白思才、李云鹏组织全连所余的20多人,掩埋好烈士遗体,烧毁地图、文件,砸坏多余的枪支,端起刺刀扑向敌群。终因众寡悬殊,全连弹尽粮绝,全部壮烈牺牲。

一个了解大概战况的人道出了那天的一些细节过程:

3月18日上午9时左右,急于北犯的日军在川岛的指挥下,发起对4连第1次冲锋。才前进30来米,就被一阵猛烈的火力打了回去。川岛十分恼火,他亲自爬上屋顶察看地形,并对兵力进行重新部署,将重武器配置在刘老庄东西两侧。敌人在交叉火力掩护下又爬了过来,距离越来越近。当鬼子离阵地还有百来米时,4连集中枪榴弹压制火力点,敌人的火力点顿时哑了。与此同时,我轻重机枪一起开火,鬼子死的死,伤的伤,进攻队形乱作一团。有的拼命往回跑,被我神枪手一枪一个当场撂倒。还有20多个亡命之徒,冒死爬到阵地前沿,连长一声令下,战士跃出战壕,端起刺刀冲向敌人,不到十分钟,这20多人也成了刀下鬼。敌人第2次冲锋以惨败告终。

趁敌人休整间隙,连长、指导员检查连队的伤员情况。令人欣慰的是,虽有部分战士挂彩,但没有人员牺牲。4连碰到最大的难题是,弹药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上哪去弄枪支弹药呢?指导员李云鹏焦急起来。

忽然,他的目光被阵地前沿躺着的数十具敌人尸体吸引住了,每个尸体上都有枪和子弹。这些子弹如果能弄到手,问题不就解决了?他找连长商量,连长觉得可行。于是,他们立即把到敌人尸体上去“借”弹药的想法告诉了大家,战士们齐声说好。1排长尉庆忠是个老红军,性格十分幽默,他风趣地说:“指导员,您可真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法子真是太妙了。我曾在团部当过军需干事,验收弹药是我的老本行,就把任务交给我吧!”指导员点头同意。

尉排长带领突击小组,借阵地西侧的有利地形迅速向死尸匍匐过去,刚收集几支步枪和几百发子弹,就被敌人发现了。鬼子知道新四军所剩的弹药不多了,于是拼命射击。霎时间,密集的弹雨倾泻而来,压得突击队员抬不起头。连长立即组织火力从多方向对鬼子实施打击。突击队员冒着枪林弹雨,将“验收”到的9000余发子弹和22支步枪陆续往回运。不幸的是,当尉庆忠掩护战友回撤的最后关头,一发子弹夺去了他的生命。战士们万分悲痛,心中暗暗发誓:一定杀更多的鬼子,替尉排长报仇!

接着,敌人发起第3次冲锋。但得到弹药补充的4连犹如一座雄关,迎头挡住了川岛师团的去路。川岛目露凶光,气急败坏地对缠着绷带的中队长山本少佐吼道:“你的部队呢?你的士兵呢?你为什么不冲上去?你说,你说呀!”山本面如土色,

语无伦次地说:“报告,报告师团长,实在是冲,冲不上去呀!”闻听此言,川岛怒不可遏,举起手枪“啪啪”两下,山本一命呜呼了。

发泄后的川岛凶狠地环视着呆若木鸡的指挥官,一字一句地说:“集中所有的山炮、迫击炮、掷弹筒,给我狠狠地打,把他们统统炸死!”顷刻间,弹如雨下,密集的炮弹呼啸着飞向4连阵地,阵地几乎变成了火海,烟尘滚滚,大地震动。4连的防御阵地仅是一段不长的“抗日沟”,哪里经受得住雨点般的炮弹!许多同志牺牲了,还有不少人受了重伤,但大家只有一个念头:拖住敌人,确保人民群众和部队安全转移!

战斗中,白思才被炮弹炸掉了左手。苏醒后,他只简单包扎了一下,就摇摇晃晃地上了前沿,鼓舞士气,继续指挥战斗,好几次他被炮弹掀起的土块埋住。有一次,炮弹落在他附近,剧烈的爆炸声和硝烟、尘土过后,他发现身旁的一个战士被炮弹炸断了一条腿,便立即从土里钻出来,用仅有的一只右手,扯开被单,将伤员的腿包扎上。正是凭着比钢铁还硬的坚强意志,指战员们死死坚守在阵地上。工事毁了再修,掩体塌了再挖,轻伤员顾不上包扎伤口,坚持战斗,重伤员则在一旁给战友压子弹、递手榴弹。

不久,指导员李云鹏也负了伤,但他仍利用战斗间隙召开支委会,研究战场形势,号召全连英勇杀敌。全连官兵纷纷表示:人在阵地在,宁死不当俘虏!有的战士还在战壕里写了火线入党书。鲜红的党旗在战火中飘扬,新党员在阵地上宣誓: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为了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我们坚决与敌人血战到底!誓死与阵地共存亡!正是这种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4连的官兵任凭敌人炮弹再多,轰击再猛,始终稳稳地屹立在阵地上,敌人的第4次冲锋依然不能前进半步!

傍晚时分,敌人停止了炮击,4连只剩下30余人。没有负伤的同志,眼睛也被硝烟熏得红肿起来,鼻子被呛得鲜血直流。整整一天战斗,将士们未能吃上一口饭,喝上一口水,喉咙干得冒火,连话都讲不出来,全靠打手势。此时,阵地前死寂一片,大家知道,恶战就要来临!

连长和指导员算了算时间,估计领导机关和人民群众应已安全转移,于是下达命令:把余下的子弹集中给重机枪和轻机枪使用,其余的步枪全部拆散,安上刺刀,准备和敌人展开肉搏战。该拆散的枪支拆散了,拆下的零件一一埋入地下,机密文件也全部销毁。

决战开始了!心有余悸的敌人又缩头缩脑地围了上来。当敌人接近阵地后,机枪愤怒的火舌首先卷起一股狂风,呼啸着飞向敌群,鬼子纷纷倒下。不久,子弹打光了,敌人又重新冲了上来。连长、指导员一声大吼:“同志们,冲上去,杀——!”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冲向敌群,只听得敌人鬼一样的哀嚎声„„

枪炮声渐渐停息了,如火的晚霞映着战后沉寂的战场。战斗结束很久,敌人方才心惊肉跳地走近战壕。突然,一个跳进壕沟的鬼子,发现端枪怒目而视的勇士,吓得连忙开枪。其实,敌人发现的只不过是4连勇士们直到牺牲依然保持着杀敌的姿态。他们有的紧握枪,有的咬住敌人的耳朵,有的双手掐住敌人的脖子„„

枪炮声渐渐停息了,如火的晚霞映着战后沉寂的战场。战斗结束很久,敌人方才心惊肉跳地走近战壕。突然,一个跳进壕沟的鬼子,发现端枪怒目而视的勇士,吓得连忙开枪。其实,敌人发现的只不过是4连勇士们直到牺牲依然保持着杀敌的姿态。他们有的紧握枪,有的咬住敌人的耳朵,有的双手掐住敌人的脖子„„

当川岛拄着指挥刀站在这片鲜血浸染的阵地上时,怎么也不敢相信:阻击他精锐之师长达12小时之久的竟然是新四军不足百人的小分队!日军没能俘虏到一人,没能获得一件完整的武器,唯一的收获,就是运走了近200具尸体和300多名头破血流、断臂残腿的伤兵。

连史馆里,记录了当年最后一位烈士在一息尚存时道出的故事——在激烈的战斗间隙,连队曾开会形成决议,为圆满完成掩护任务,放弃突围求生的机会,血战到底。从此,“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成为“刘老庄连”的连魂。

刘老庄战斗结束后,淮阴人民含泪收殓了烈士的忠骸。3日后,十九团指战员召开追悼大会,淮阴县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举行了公葬仪式,堆起了一座三丈高的土墓,墓碑上刻着“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四连八十二烈士公墓”。1946年重建烈士墓,墓身系砖质结构,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题写墓名“八十二烈士墓”,并题写挽联:“由陕西到苏北敌后英雄传八路,从佛晓到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还撰写了碑记。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的题词是“英勇战斗,壮烈牺牲,军人模范,民族光荣”。副师长张爱萍将军题词是:“八二烈士,抗战三千,以少胜众,美名万古传。”

刘老庄战斗是“我军指战员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这是朱德总司令在《八路军新四军的英雄主义》一文中,对他们的崇高评价。新四军代军长陈毅也曾撰文表彰:“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

为继承烈士遗志,新四军第七旅旅部决定重建四连,并命名为“刘老庄连”。当地人民群众满怀悲痛为烈士举行了公葬,修建了“新四军抗战八十二烈士之墓”的墓碑,还挑选出最优秀的子弟补入该连。

从此,“刘老庄连”与刘老庄人的血肉亲情一直延续到今天,一代代四连官兵高举着“刘老庄连”的旗帜继往开来。 滔滔六塘河,日夜奔流,称颂着82位烈士的英雄业绩。英雄逝去,精神不死。人民不会忘记这些用生命和鲜血捍卫了祖国尊严的英雄!

八十二烈士陵园,记载着我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浴血抗战的历史,凝结着抗日烈士的爱国主义革命精神,将永远感动着革命事业的后来人。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1996年,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被江苏省全民国防教育委员会命名为江苏省全民国防教育基地。1997年,被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命名为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现今,那些动荡,战乱,风雨飘摇的日子早已远去,国家一片祥和安定。但我们不曾忘记如今的幸福是怎么来的,不曾忘记那些为赢得国家独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士,英雄。不曾忘记那为革命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八十二位勇士。

静静的走在陵园中,看着那象征着八十二位勇士的松柏在风中飘摇,默默地对着那沉睡的八十二位英魂说一声“安息”

范文三:刘老庄八十二烈士 投稿:方郌郍

  在硝烟弥漫的抗日烽火中,迎来了1943年的春天。一望无垠的淮海平原上,虽然已经冰化雪消,但依然有点春寒料峭,冷气袭人。日伪的据点星罗棋布,盘踞着大小集镇。再加上不断地“清乡”、“扫荡”,把一个辽阔、富饶的淮海平原,摧残得土地荒芜、疮痍满目。

  早在抗日战争初期,淮海区人民就在党的领导下,组织了抗日救亡团体,建立了抗日武装力量,和敌人展开了如火如茶的游击战争。为了巩固和发展这块抗日根据地,上级命令我八路军5纵队1支队1大队(当时我任大队长)于1940年8月东渡运河,进入淮海区,配合那里的地方武装――淮河大队,深入发动群众,建立抗日民主政权,狠狠打击敌人。经过几年来的英勇战斗,淮海区抗日根据地得到了不断地巩固和发展,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淮海区人民行政公署。由于实行了主力部队地方化、地方部队群众化的方针,使主力部队、地方武装和民兵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有力的铁拳,经常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与此同时,根据地内普遍开展了减租减息和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广大人民群众的对敌斗争情绪日益高涨,生产运动蓬勃展开,根据地的面貌焕然一新。

  由于根据地的不断巩固和发展,迫使敌人龟缩在大小据点里,不敢露面。她象一把锋利的尖刀,牢牢地插在敌人的心脏上面,威胁着敌人的指挥中心和战略要地徐州、淮阴,迫使敌人在淮海区的两大交通命脉――运河、盐河长期处于瘫痪状态;又象一条坚韧的纽带,把我山东抗日根据地与华中抗日根据地紧紧地联成了一片。

  但是,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积极推行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反动政策,发动了第三次反共高潮,日本帝国主义也加紧了对蒋介石的诱降政策,相互暗中勾结,把大部分兵力用来对付我抗日根据地。1943年3月,盘踞在我苏北淮海根据地的日本侵略军,集中步骑3000多人,在师团长川岛的亲自率领下,在各个敌寇据点的配合下,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向我淮海根据地中心地带展开大规模的“扫荡”,企图突然合围六塘河沿岸一带的我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并寻歼我主力部队,妄想以优势兵力一举摧毁我淮海根据地,切断山东与华中两根据地的联系。

  敌人的这一阴谋诡计,已经被我们识破了。3月17日,我遵照陈毅同志的指示,把分散在各地的部队迅速集结,星夜向泗洪县的山子头迸发,一来赶往山子头围歼企图进犯我根据地的国民党顽固派王光夏部队,二来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但是,敌人的计划十分阴毒,行动异常诡秘。3月18日拂晓,敌人突然出现在刘老庄附近,再有1个小时的路程,就可以到达我淮海区党政机关的驻地六塘河。在此,我7旅19团4连英勇阻击敌人,激战一日,终于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阴毒计划,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凯歌。

  二

  4连是一个具有光荣历史的连队。4连所在的19团的前身是1927年南昌起义时的教导团,长征时期是红l军团红2师突击4团。皖南事变后,改编为新四军3师7旅19团。部队番号虽然多次变化,但艰苦奋斗、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却一直继承和发扬着。

  3月17日夜晚,4连接到我的命令后(当时我任19团团长),立即将分散在淮阴县刘老庄周围配合区政府坚持开展工作的各班排集中起来,准备转移执行新的任务,不料次日拂晓即发现了敌情。不远处断断续续地传来稀疏的枪声,空旷的田野上,跑反的乡亲们扶老携幼,哭声遍野。连长白思才和指导员李云鹏研究后认为,在未充分弄清敌情之前,摆在面前有两种可能:一是少数敌人来犯;一是大量敌人进行“扫荡”。如果属于前一种情况,就应抓住战机,设伏杀伤敌人,乘机扩大战果;如是后一种情况,为了掩护党政机关和广大人民群众安全转移,部队就绝不能撤离。因为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都要把人民的安危放在心头。这是我们这个军队的光荣传统,任何时候都不能丢。

  决心一下,全连立即进行战斗准备。连长白思才叫指导员李云鹏集合部队,自己身披便衣,化装成老百姓,大步赶到村头观察敌人动向。他是一位机智善战的连队指挥员,16岁就参加了陕北红军,作战很勇敢。

  敌人逐渐出现在他眼前了。走在最前头的是敌人的尖兵部队,后面跟着大股敌人,其中夹杂着几十名骑着高头大马的日军指挥官。白思才同志急忙跑向指挥所,将便衣一甩,伏身在重机枪上。敌人肆无忌惮地大步前进,300米、200米、100米……完全进入了4连的伏击圈。白思才同志紧盯着敌人,当敌人离他们只有五六十米时,便领先用重机枪开了火,全连火力一起朝敌人扫去。敌人尖兵应声倒地,指挥官人仰马翻。敌人遭到这意外的伏击,一时懵头转向,仓皇散开后撤。而在这场伏击战中,4连无一伤亡。

  当敌人清醒过来后,立即从四面八方向4连阵地迂回过来,形成了一个大包围圈。这时,白思才和李云鹏同志根据敌人的兵力、四周的枪炮声和敌人急于要北犯的趋势,弄清了敌人的意图:敌人分明要以突然的行动,妄图一举消灭我驻在六塘河一带的领导机关。在当时的情况下,4连是完全可以顺利突围的,但是为了拖住敌人,争取时间,让领导机关和群众安全转移,决定放弃突围的机会,同敌人打一次防御战。打防御战对4连是十分不利的。第一,4连眼前指战员一共只有82名,弹药又很缺乏,而敌人却有千余名,武器仅大小炮、掷弹筒就有百余门;第二,庄内的数百群众未撤,敌人炮火打来时,群众将会遭到极大的伤亡。

  在这一极大的困难条件下,4连同志下定决心,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坚决打破敌人的“铁壁合围”计划。为了掩护领导机关转移,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全连立即撤到刘老庄后边一片开阔地带的“抗日沟”里去固守。

  上午9时左右,急于要北犯的敌人,发起了第1次冲锋,才前进30米便被我4连打退了。敌师团长川岛异常恼火,登上刘老庄杨三堂屋顶上察看地形,组织了第2次冲锋。这次冲锋,敌人投入了约1个中队的兵力,集中了大炮小炮,并将10数挺机枪一起使用,企图以猛烈的火力把我4连的火力压倒,掩护日军前进。

  敌人进攻开始了,炮弹和子弹纷纷飞向我4连阵地。敌人在火力掩护下,爬了过来,距我阵地愈来愈近。当日军离我尚有百十米时,我4连的枪榴弹集中打向敌人的火力点。顿时,敌人的火力点便变成了哑巴。这时,我轻重机枪一齐开火,进攻的敌人大乱,伤亡一大片,往回逃跑的敌人被4连的神枪手一枪一个,当了活靶子。有20多个法西斯亡命之徒,冒死爬到我4连阵地的前沿,白思才同志一声令下,4连的战士跃出战壕,端起刺刀,冲向敌人,不消10分钟,敌人便全部变成了刀下之鬼。敌人的第2次冲锋以惨败结束。   这时,4连的弹药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李云鹏同志焦虑起来。李云鹏是抗日战争初期参加革命的青年学生,由于党的培养和长期连队工作的锻炼,使他成为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和训练有素的连队政治工作干部。他看到距阵地前沿30米以内,躺着六七十具敌人的尸体,每个尸体上都有枪和子弹。这些子弹如果能弄到手,就可以狠狠地回击敌人。他和连长商量后,立即号召干部战士到敌人的死尸上去“验收”弹药。最先站起来响应号召的是l排长尉庆忠。他是个老红军,性格十分幽默,他风趣地说:“我在团部当过军需干事,验收弹药是我的老本行!”于是他带领突击小组,边挖沟边接近敌人的尸体。敌人发觉4连的意图后,拚命射击。突击小组冒着枪林弹雨,把前沿敌人尸体上的子弹全部取回。不幸的是,我们这位红军老战士光荣地牺牲了。

  紧接着,敌人又发起了第3次、第4次、第5次冲锋。每次都抛下死尸狼狈逃窜。这时日已过午,敌人为了组织再一次的进攻,冲锋暂时停止了。4连为了打好下一个回合,虽然又饥饿又疲劳,仍迅速修补工事,挖掘掩体。党支部利用战斗间隙召开了支委会、党小组会,认真分析了当前的形势,一致认为必须坚持到天黑,继续拖住敌人,等到六塘河附近的党政领导机关和人民群众全部安全转移了,然后再组织突围。

  会后,支委们带着支部决议,到各班排去,号召全体共产党员和全体战斗员,英勇杀敌,争取战斗的最后胜利。4连的指战员们在支部号召的巨大鼓舞下,情绪大为高涨,斗志愈加坚定。

  敌人被打怕了,担心再次进攻仍然得到和上几次一样的结果。于是,改变战术,集中所有的山炮、92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向4连阵地轰击。一时弹如雨下,烟尘滚滚,大地震动。

  4连凭借防御的仅是一段不长的“抗日沟”,哪里经受得住雨点般的炮弹!但4连全体指战员有一种比钢铁更坚硬的东西――革命的意志!工事摧毁了,立即又修复了;掩体坍塌了,马上用背包填上去;人负伤了,包扎起来,继续战斗。任凭敌人炮弹再多,轰击再猛,4连的阵地依旧稳如泰山,使敌人不能前进一步。

  敌人炮击一开始,白思才同志就被弹片炸伤了,一只手失去了活动能力,立即昏迷过去。当他苏醒过来后,马上挣扎着爬起来,来往于交通壕内,继续鼓舞士气,安慰伤员,指挥战斗。其间,他又几次被炮弹掀起的土块埋住。有一次,炮弹落在他附近,剧烈的爆炸声和硝烟尘土过去后,他发现身旁的一个战士被炮弹炸断了一条腿,便立即从土里钻出来,用仅有的一只右手,扯开被单,将伤员的腿裹上。这位战士已经站不起来了,嗓子也哑了,但他用期望的眼光恳求白思才同志,两手比划着,请求让他在弹坑里了望敌人,坚持战斗,白思才同志含泪拥抱了一下断腿的伤员,迅速回到机枪阵地,又亲自指挥重机枪手,准备给来犯的敌人以更大的杀伤。

  这时,李云鹏同志也已负了几处伤,满身血迹模糊。但他仍继续组织全连的特等射手,准确无误地杀伤敌人。他俩会面后,李云鹏同志拿出在炮火中写给营首长的一份报告给白思才同志看。这份报告热情而生动地叙述了全连的战斗情况。白思才同志在报告上面签了字。他俩希望这份报告能落到营、团首长手里,作为他们向党的汇报,请求党审查他们这次的战斗,并要求批准他们在火线上接纳新党员。

  炮击仍在继续,白思才和李云鹏同志在炮火中检查了全连情况。经过一整天的战斗,全连只剩下不到一半了。没有负伤的同志,眼睛也都被炮火的硝烟熏得红肿起来,鼻子被硝烟呛得鲜血直流。饭未吃一口,水未喝一滴,喉咙干得冒火,连话声都微弱得难以听清,全靠打手势助听。更为严重的是,子弹也快用光了。这时,敌人最大的一次冲锋即将开始了。白思才同志估计到,领导机关和群众一定都安全的转移了,于是下达命令:把余下的子弹,集中给重机枪和轻机枪使用,其余的步枪全部拆散,安上刺刀,严阵以待,和敌人展开一场肉搏战!

  该拆散的枪支,全部拆散了。拆下的完整零件,一一埋入地下,决不让敌人捞到一点武器。机密文件和报刊也全部销毁了。这时,李云鹏同志高声动员,号召全体共产党员和全体战斗员,为了民族解放和党的事业,坚决迎击敌人最后一次冲锋,更多地杀伤敌人!

  晚霞满天,战火熊熊,决战前的阵地上,一片肃穆而宁静。4连余下的指战员,连轻重伤员在内,都庄严地从战壕里挺立起来,紧握着枪,迎着血红的残阳,向慢慢围上来的敌人,闪射着火焰一般的仇恨目光。白连长和李指导员领着战友们庄严高呼:“中华民族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时近黄昏,胆战心惊的敌人,从四面八方缩头缩脑地围上来了。4连的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威武不屈地逼视着敌人。当敌人接近阵地后,机枪首先张了嘴,愤怒的火舌,卷起一股狂风,呼啸着向敌群飞射过去。敌人一批批应声倒了下去。可是不久,子弹打光了,敌人重新冲了上来。白思才和李云鹏同志一声呐喊:“同志们,冲上去,杀――!”战士们冲向敌群,刀光落处,只听得敌人鬼一样的嚎叫声。

  当夜幕降临阵地时,枪声终于停下来,寂静得连一点声音也没有,浓重的夜色紧紧地把一切包围起来。

  在战斗结束很久,敌人方才心惊肉跳地走近战壕。他们没俘虏到我军一个人,没获得一件完整的武器,唯一的收获,就是运走了近200具死尸和300多名头破血流、断臂残腿的伤兵。我军以少胜多,使敌人受到重创。更使敌人丧胆的是,我7旅和兄弟部队,在4连拖住敌人激战的时候,与地方武装打到敌人城下,歼灭了留守的伪军,迫使敌人不得不仓皇撤退。我淮海区的领导机关和广大人民群众都得到了安全转移。

  三

  敌人刚一撤走,我淮阴县张集区区长周文科和联防大队长周文忠同志带领群众,立即赶到阵地。

  阵地上,硝烟尚未散尽,战火还在燃烧。晚风萧瑟,寒星惨淡,勇士们的遗容英姿依稀可见。这时候,周文忠同志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哼”声,啊,是我们的一位身负重伤的年轻战士!周文忠同志赶紧扒开压在他身上的尘土,从一片血污中抱起这位战士,当即找来一付担架送去抢救。这位战士的前胸有3个枪眼,伤势很重。但他仍然以坚强的毅力,忍受着难耐的伤痛,断断续续的向周文科区长叙述了一天来的激战情况。但是,由于伤势太重,抢救无效,我们这位仅有24岁的年轻战士,终于在第3天早晨与世长辞了!

  滔滔六塘河,日夜奔流,称颂着82位烈士的英雄业迹。莽莽大平原,狂飙怒吼,声讨着法西斯强盗的滔天罪行。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乡亲们,流着热泪收殓着烈士们的忠骸,筑起了10米高的烈士墓。陵园正中,修建起一座“壮志亭”,苏北行署主任李一氓同志亲笔写下了纪念碑文,记载着82位烈士的英雄业迹。从此,淮阴人民日夜怀念自己的子弟兵,每当细雨蒙蒙的阴雨天,人们仿佛听到烈士陵园内传来一片激烈昂扬的喊杀声和阵阵高亢嘹亮的军号声。大伙说,那是白思才连长和李云鹏指导员正在率领战士们操练,准备迎击敌人新的进攻!

  是的,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人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选自《新四军・回忆史料》(2),解放军出版社,1990年。

  胡炳云(1911―1996),四川南充县人。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33军98师394团政治指导员,红1军团2师4团连长、副团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15师343旅685团营长,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大队长,新四军3师7旅19团团长,7旅副旅长。解放战争时期,任苏中军区2旅旅长,苏中军区参谋长,华中野战军7纵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华东军区11纵司令员、第三野战军29军军长。新中国成立后,任福建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9兵团参谋长,济南军区参谋长,兰州军区副司令员,总参谋部三部部长,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兼陕西省军区司令员,中共陕西省委书记。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第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96年2月28日在北京逝世。

范文四: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 投稿:李蔵蔶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坐落在淮安市淮阴区刘老庄乡。它是刘老庄人民为了纪念和缅怀那保卫刘老庄,保卫国家的八十二位英雄而修建的陵墓。它饱含着人民对八十二位烈士的怀念和崇高的敬意之情。

八十二位勇士隶属于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第4连,第4连的前身是江苏丰县地区一支地方武装,1939年10月改编为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第3营第10连,1941年编入新四军第3师。连长白思才,江西人,16岁参加红军,参加了长征,抗战初期参加了平型关战役,是一位英勇善战、沉着机智的指挥员。政治指导员李云鹏,江苏沛县人,青年学生出身,曾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是一位久经战火考验的优秀政工干部。该连班排长和战士大多数是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军的贫苦农民,政治素质好,在长期的对敌斗争中培养了顽强的战斗作风、坚定的战斗意志和纯熟的战斗技巧。在他们的带领下,第4连经受了刘老庄战斗最严峻的考验,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壮丽的诗篇。 1943年春,侵华日军对江苏北部淮海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3月17日,日伪军1000余人,分兵11路合围驻六塘河北岸的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第4连奋勇阻击各路敌人,掩护淮海区党政机关安全转移。是日,日伪军进行第二次合围,该部与日伪军在淮阴以北老张集、朱杜庄一带遭遇。激战半日,于黄昏后再次突围,转移至老张集西北的刘老庄地区。18日晨,日伪军进行第三次合围。第4连奉命组织防御,掩护主力部队和淮海区党政机关转移。全连82人凭借村前交通沟,英勇抗击日伪军攻击,使主力部队和党政机关安全转移,全连却陷入日伪军重围。虽经数次突围,均未成功,乃决心固守。连部通信员在火线入党申请书中写道:“在党最需要的时候,我将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党和人民,决不给我们党丢脸,绝不给中华民族丢脸!”日伪军集中炮火对第4连阵地进行毁灭性炮击,数百米长的交通沟被夷为平地。同时以大队骑兵实施冲击。4连官兵在强敌面前,坚定沉着,不畏严重伤亡,浴血奋战,连续打退日伪军5次进攻,毙伤日伪军近百人,苦战至黄昏。身负重伤的白思才、李云鹏组织全连所余的20多人,掩埋好烈士遗体,烧毁地图、文件,砸坏多余的枪支,端起刺刀扑向敌群。终因众寡悬殊,全连弹尽粮绝,全部壮烈牺牲。 一个了解大概战况的人道出了那天的一些细节过程:

3月18日上午9时左右,急于北犯的日军在川岛的指挥下,发起对4连第1次冲锋。才前进30来米,就被一阵猛烈的火力打了回去。川岛十分恼火,他亲自爬上屋顶察看地形,并对兵力进行重新部署,将重武器配置在刘老庄东西两侧。敌人在交叉火力掩护下又爬了过来,距离越来越近。当鬼子离阵地还有百来米时,4连集中枪榴弹压制火力点,敌人的火力点顿时哑了。与此同时,我轻重机枪一起开火,鬼子死的死,伤的伤,进攻队形乱作一团。有的拼命往回跑,被我神枪手一枪一个当场撂倒。还有20多个亡命之徒,冒死爬到阵地前沿,连长一声令下,战士跃出战壕,端起刺刀冲向敌人,不到十分钟,这20多人也成了刀下鬼。敌人第2次冲锋以惨败告终。

趁敌人休整间隙,连长、指导员检查连队的伤员情况。令人欣慰的是,虽有部分战士挂彩,但没有人员牺牲。4连碰到最大的难题是,弹药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上哪去弄枪支弹药呢?指导员李云鹏焦急起来。

忽然,他的目光被阵地前沿躺着的数十具敌人尸体吸引住了,每个尸体上都有枪和子弹。这些子弹如果能弄到手,问题不就解决了?他找连长商量,连长觉得可行。于是,他们立即把到敌人尸体上去“借”弹药的想法告诉了大家,战士们齐声说好。1排长尉庆忠是个老红军,性格十分幽默,他风趣地说:“指导员,您可真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法子真是太妙了。我曾在团部当过军需干事,验收弹药是我的老本行,就把任务交给我吧!”指导员点头同意。

尉排长带领突击小组,借阵地西侧的有利地形迅速向死尸匍匐过去,刚收集几支步枪和几百发子弹,就被敌人发现了。鬼子知道新四军所剩的弹药不多了,于是拼命射击。霎时间,密集的弹雨倾泻而来,压得突击队员抬不起头。连长立即组织火力从多方向对鬼子实施打击。突击队员冒着枪林弹雨,将“验收”到的9000余发子弹和22支步枪陆续往回运。不幸的是,当尉庆忠掩护战友回撤的最后关头,一发子弹夺去了他的生命。战士们万分悲痛,心中暗暗发誓:一定杀更多的鬼子,替尉排长报仇!

接着,敌人发起第3次冲锋。但得到弹药补充的4连犹如一座雄关,迎头挡住了川岛师团的去路。川岛目露凶光,气急败坏地对缠着绷带的中队长山本少佐吼道:“你的部队呢?你的士兵呢?你为什么不冲上去?你说,你说呀!”山本面如土色,语无伦次地说:“报告,报告师团长,实在是冲,冲不上去呀!”闻听此言,川岛怒不可遏,举起手枪“啪啪”两下,山本一命呜呼了。

发泄后的川岛凶狠地环视着呆若木鸡的指挥官,一字一句地说:“集中所有的山炮、迫击炮、掷弹筒,给我狠狠地打,把他们统统炸死!”顷刻间,弹如雨下,密集的炮弹呼啸着飞向4连阵地,阵地几乎变成了火海,烟尘滚滚,大地震动。4连的防御阵地仅是一段不长的“抗日沟”,哪里经受得住雨点般的炮弹!许多同志牺牲了,还有不少人受了重伤,但大家只有一个念头:拖住敌人,确保人民群众和部队安全转移!

战斗中,白思才被炮弹炸掉了左手。苏醒后,他只简单包扎了一下,就摇摇晃晃地上了前沿,鼓舞士气,继续指挥战斗,好几次他被炮弹掀起的土块埋住。有一次,炮弹落在他附近,剧烈的爆炸声和硝烟、尘土过后,他发现身旁的一个战士被炮弹炸断了一条腿,便立即从土里钻出来,用仅有的一只右手,扯开被单,将伤员的腿包扎上。正是凭着比钢铁还硬的坚强意志,指战员们死死坚守在阵地上。工事毁了再修,掩体塌了再挖,轻伤员顾不上包扎伤口,坚持战斗,重伤员则在一旁给战友压子弹、递手榴弹。

不久,指导员李云鹏也负了伤,但他仍利用战斗间隙召开支委会,研究战场形势,号召全连英勇杀敌。全连官兵纷纷表示:人在阵地在,宁死不当俘虏!有的战士还在战壕里写了火线入党书。鲜红的党旗在战火中飘扬,新党员在阵地上宣誓: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为了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我们坚决与敌人血战到底!誓死与阵地共存亡!正是这种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4连的官兵任凭敌人炮弹再多,轰击再猛,始终稳稳地屹立在阵地上,敌人的第4次冲锋依然不能前进半步!

傍晚时分,敌人停止了炮击,4连只剩下30余人。没有负伤的同志,眼睛也被硝烟熏得红肿起来,鼻子被呛得鲜血直流。整整一天战斗,将士们未能吃上一口饭,喝上一口水,喉咙干得冒火,连话都讲不出来,全靠打手势。此时,阵地前死寂一片,大家知道,恶战就要来临!

连长和指导员算了算时间,估计领导机关和人民群众应已安全转移,于是下达命令:把余下的子弹集中给重机枪和轻机枪使用,其余的步枪全部拆散,安上刺刀,准备和敌人展开肉搏战。该拆散的枪支拆散了,拆下的零件一一埋入地下,机密文件也全部销毁。

决战开始了!心有余悸的敌人又缩头缩脑地围了上来。当敌人接近阵地后,机枪愤怒的火舌首先卷起一股狂风,呼啸着飞向敌群,鬼子纷纷倒下。不久,子弹打光了,敌人又重新冲了上来。连长、指导员一声大吼:“同志们,冲上去,杀——!”战士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冲向敌群,只听得敌人鬼一样的哀嚎声„„

枪炮声渐渐停息了,如火的晚霞映着战后沉寂的战场。战斗结束很久,敌人方才心惊肉跳地走近战壕。突然,一个跳进壕沟的鬼子,发现端枪怒目而视的勇士,吓得连忙开枪。其实,敌人发现的只不过是4连勇士们直到牺牲依然保持着杀敌的姿态。他们有的紧握枪,有的咬住敌人的耳朵,有的双手掐住敌人的脖子„„

枪炮声渐渐停息了,如火的晚霞映着战后沉寂的战场。战斗结束很久,敌人方才心惊肉跳地走近战壕。突然,一个跳进壕沟的鬼子,发现端枪怒目而视的勇士,吓得连忙开枪。其实,敌人发现的只不过是4连勇士们直到牺牲依然保持着杀敌的姿态。他们有的紧握枪,有的咬住敌人的耳朵,有的双手掐住敌人的脖子„„

当川岛拄着指挥刀站在这片鲜血浸染的阵地上时,怎么也不敢相信:阻击他精锐之师长达12小时之久的竟然是新四军不足百人的小分队!日军没能俘虏到一人,没能获得一件完整的武器,唯一的收获,就是运走了近200具尸体和300多名头破血流、断臂残腿的伤兵。

连史馆里,记录了当年最后一位烈士在一息尚存时道出的故事——在激烈的战斗间隙,连队曾开会形成决议,为圆满完成掩护任务,放弃突围求生的机会,血战到底。从此,“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成为“刘老庄连”的连魂。

刘老庄战斗结束后,淮阴人民含泪收殓了烈士的忠骸。3日后,十九团指战员召开追悼大会,淮阴县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举行了公葬仪式,堆起了一座三丈高的土墓,墓碑上刻着“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四连八十二烈士公墓”。1946年重建烈士墓,墓身系砖质结构,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题写墓名“八十二烈士墓”,并题写挽联:“由陕西到苏北敌后英雄传八路,从佛晓到黄昏全连苦战殉刘庄”,还撰写了碑记。新四军三师师长黄克诚的题词是“英勇战斗,壮烈牺牲,军人模范,民族光荣”。副师长张爱萍将军题词是:“八二烈士,抗战三千,以少胜众,美名万古传。” 刘老庄战斗是“我军指战员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这是朱德总司令在《八路军新四军的英雄主义》一文中,对他们的崇高评价。新四军代军长陈毅也曾撰文表彰:“烈士们殉国牺牲之忠勇精神,固可以垂式范而励来兹。”

为继承烈士遗志,新四军第七旅旅部决定重建四连,并命名为“刘老庄连”。当地人民群众满怀悲痛为烈士举行了公葬,修建了“新四军抗战八十二烈士之墓”的墓碑,还挑选出最优秀的子弟补入该连。

从此,“刘老庄连”与刘老庄人的血肉亲情一直延续到今天,一代代四连官兵高举着“刘老庄连”的旗帜继往开来。

滔滔六塘河,日夜奔流,称颂着82位烈士的英雄业绩。英雄逝去,精神不死。人民不会忘记这些用生命和鲜血捍卫了祖国尊严的英雄! 八十二烈士陵园,记载着我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浴血抗战的历史,凝结着抗日烈士的爱国主义革命精神,将永远感动着革命事业的后来人。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1996年,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被江苏省全民国防教育委员会命名为江苏省全民国防教育基地。1997年,被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命名为江苏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现今,那些动荡,战乱,风雨飘摇的日子早已远去,国家一片祥和安定。但我们不曾忘记如今的幸福是怎么来的,不曾忘记那些为赢得国家独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士,英雄。不曾忘记那为革命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八十二位勇士。

静静的走在陵园中,看着那象征着八十二位勇士的松柏在风中飘摇,默默地对着那沉睡的八十二位英魂说一声“安息”

范文五:瞻仰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策划书 投稿:郑怬怭

瞻仰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策划书

一、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简介

八十二烈士陵园座落在淮阴县刘老乡,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德育基地,全民国防教育基地,淮阴市委、县委党委教育基地。为纪念抗日战争时期在华中淮海区刘老庄牺牲的82位烈士而设立的陵园。

1943年3月18日,日军3000余人从淮阴出发,企图合击位于六塘河一带的中共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此时,驻守刘老庄的新四军第三师第七旅第十九团第二营第四连的82位壮士,在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的带领下,为掩护人民群众和领导机关的安全转移,与日军展开激战,毙敌200余人,伤敌300余人,后因弹尽援绝,全部壮烈牺牲。淮阴人民将烈士遗骨清理并举行公葬,注入新四军抗战八十二烈士墓。

战后,淮阴人民收殓了烈士的忠骸,在烈士牺牲地建起了八十二烈士墓。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本队把烈士陵园炸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955年,淮阴县人民政府重修了八十二烈士陵园。高15米的烈士塔矗立在青松翠柏之中,塔下安放着82烈士的忠骸,塔的正面有原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的题词。陵园内还建有烈士碑亭和烈士祠堂。祠堂内存有烈士遗物和朱德、陈毅、黄克诚、张爱萍等领导人的题词和敬献的挽联。 1956年,淮阴县成立了陵园管理处。陵园占地面积147亩(98309平方米),先后建立起烈士墓、纪念碑、壮志亭、烈士纪念馆等纪念建筑设施。

八十二烈士陵园,标志着我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浴血抗战的历史。昭示着抗日烈士的爱国主义革命精神。将永远感召着革命事业的后来人。

二、活动方案

1、星期五上午8点统一组织学生乘车,到达烈士陵园门口后,排成两列队有序进馆。

2、进馆后服从工作人员安排,按预定方案站成方队开展活动。

3、四名学生志愿者为烈士献花圈。

4、全体师生为革命先烈默哀一分钟。

5、学生代表发言、校领导发言

6、发言结束后围绕纪念碑走一圈。

7仪式结束参观纪念馆。

8、11点10份,烈士陵园门口集合,乘车返校。

三、活动要求

1、各班级全员参与,认真组织本次爱国主义教育活动。

2、要求每位同学写观后感,学校将举行瞻仰烈士陵园小型报告会,每班选一名代表发言。

3、通过瞻仰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要求同学们了解革命先烈事迹。(如:烈士陵园大门的对联、四连连长,指导员的名字、国家主要领导人题词等)。

范文六:祭扫刘老庄八十二烈士墓 投稿:潘敎敏

祭扫刘老庄八十二烈士墓

指导;李建琴。学生;四(4)刘昕炜

三月二十八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要去刘老庄春游,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激动万分。所以头天晚上我就去把零食买好了。

我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终于盼到了这一天。我们很快就来到了学校,先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然后9点钟就出发去刘老庄。在公共汽车上,我们是又说有笑、又唱又跳。记得在公共汽车上喻子牧开玩笑的说:“马上就要到刘昕炜的老家了,可我不这么认为。”我便回答到:“我的老家可在赵集,不在刘老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坐车坐了几十分钟才到刘老庄

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走进了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在此之前,老师为我们开了一个小会议,然后才带我们去参观。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个雕塑,展示了五个人的英雄形象,有的拿枪、有的拿刀、有的拿手雷;形态各异,有站着的、有蹲着的、、、、、、每个战士精神饱满、同仇敌忾。雕塑中间那个人是连长白思才更是英雄无比。我们又去了八十二烈士纪念馆,刚进门就见到了用燃烧着的蜡烛组成的“八十二”三个字,我们又看到了他们从日本鬼子手中缴获的手雷、服装、枪支。纪念馆里还陈列着新四军的军装、武器、弹药、大刀,各种文件,有关部分战士的生平介绍,还有一些无名英雄。不仅仅是这些,还有投影电视模拟了八十二烈士当年英勇杀敌的场面、、、、、、

之后,我们心情更沉痛,含着眼泪走进烈士陵园深处,是一条战沟,也就是当年八十二烈士同日本鬼子英勇拼杀的地方。这里有实体雕塑和人体身材相似,战壕边趴着新四军战士端着枪向日本鬼子射击,战壕前新四军战士和日本鬼子展开肉搏战。有的新四军战士咬住鬼子的耳朵不放松、有的新四军战士和鬼子扭在一起用拳头打、有的新四军战士端着刺刀刺进日本鬼子的心中、、、、、、。由于敌多我少,最后八十二烈士全部壮烈牺牲。

为了表示我们对新四军战士的哀思,我们拿下红领巾轻轻地为这些新四军战士系上,他们在我们心中就是活着的新四军战士,他们英

勇杀敌的形象高大、雄伟、永存,永留人们心中。如果没有八十二烈士血洒刘老庄,哪有我们淮阴大地的安宁?哪有今天少年儿童的幸福生活?

最后,我们泣不成声地环绕烈士陵园一周,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出园门。

范文七: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旅游景点简介 投稿:贾裸裹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旅游景点简介:

八十二烈士陵园座落在淮阴县刘老乡,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德育基地,全民国防教育基地,淮阴市委、县委党委教育基地。为纪念抗日战争时期在华中淮海区刘老庄牺牲的82位烈士而设立的陵园。 1943年3月18日,日军3000余人从淮阴出发,企图合击位于六塘河一带的中共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此时,驻守刘老庄的新四军第三师第七旅第十九团第二营第四连的82位壮士,在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的带领下,为掩护人民群众和领导机关的安全转移,与日军展开激战,毙敌200余人,伤敌300余人,后因弹尽援绝,全部壮烈牺牲。淮阴人民将烈士遗骨清理并举行公葬,注入新四军抗战八十二烈士墓。 战后,淮阴人民收殓了烈士的忠骸,在烈士牺牲地建起了八十二烈士墓。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本队把烈士陵园炸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955年,淮阴县人民政府重修了八十二烈士陵园。高15米的烈士塔矗立在青松翠柏之中,塔下安放着82烈士的忠骸,塔的正面有原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的题词。陵园内还建有烈士碑亭和烈士祠堂。祠堂内存有烈士遗物和朱德、陈毅、黄克诚、张爱萍等领导人的题词和敬献的挽联。 1956年,淮阴县成立了陵园管理处。陵园占地面积147亩(98309平方米),先后建立起烈士墓、纪念碑、壮志亭、烈士纪念馆等纪念建筑设施。 八十二烈士陵园,标志着我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浴血抗战的历史。昭示着抗日烈士的爱国主义革命精神。将永远感召着革命事业的后来人。

范文八:李一氓与刘老庄八十二烈士墓碑 投稿:崔洳洴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口述历史 

口金

1 9 0年 , 阴 县 (今 淮 安 市 淮 阴   9 淮

1 区 ) 党 史 办 的 工 作 人 员 曾 北 上  京 城 , 过 时 任 文 化 部 新 闻 局 局 长  通

健 

刘 老庄 八 十 二 烈 士 墓 碑 文 字 的来  意 后 , 老 说 :“ 阴 是 我 难 忘 的 地   李 淮 方 , 本 应 该 写 点 东 西 的 , 是 由  我 可

的 谢 冰 岩 ( 9 9 2 0 淮 阴 城 里  1 0 F 0 7, 官 元 坊 人 ) 针 引 线 , 以 拜 访 了  穿 得

中顾 委 常 委 、 苏 皖 边 区政 府 主 席   原

李一 氓 。   李 一氓 ( 9 3 19 , 四川 1 0 F 9 0) I  

于身体 的原 因 ,已经 封 笔几 年 了。   你 们 把 碑 记 编 进 去 , 代 表 了 我 的  就 个 人 意 愿 。至 于 文 章 中 明 显 差 错 之  

处 , 们 应 该 早 就 更 正 ”。 你  

这 时 在 场 的 人 插 话 说 :“ 您  动

的 文 字 是 要 征 求 您 老 的 意 见 ”。   李 老 立 即 严 肃 地 说 :“ 就 不   这

省 彭 县 人 。 早 在 青 年 时 代 ,他 就 

‘ 四”运 动 的 影 响, 极追 求  ‘ 五 积

真 理 ,参 加 进 步 学 生 爱 国 运 动 。 对 了 , 管 谁 的东 西 , 要 是 错 误    不 只

12 9 5年 春 加 人 中 国 共 产 党 。 曾参   的 , 得 改 正 过 来 , 然 会 因 此 而  就 不

加 举 世 闻 名 的 二 万 五 千 里 长 征 。 误 导 后 人 。这 是 从 我 们 党 的 历 史 经    

抗 日战 争 胜 利 后 , 任 苏 皖 边 区 政  

府 主 席 ,任 内 致 力 于 苏 皖 边 区 政  

验 中总 结 出来 的 教 训 。不 知 你 们 是  

怎 么 理 解 的 。 ”李 老 一 下 字 把 问 题  

府 的 政 权 建 设 、经 济 发 展 、群 众   提 到 如 此 高 度 , 淮 阴 的 同 志 始 料   是 动 员 ,对 支 援 苏 北 解 放 战 争 起 了 

不 及 的 , 等 来 访 者 回答 , 人 家  没 老

时任 苏 皖 边 区政 府 主 席 的 李 

氓 ,9 6 于淮 阴。 14 年  

重 要 作 用 。 他 对 淮 海 地 区 人 民 满   接 着 又 说 :“ 碑 (笔 者 注 : 八 十  稿 子 Ⅱ 石 指 巴! ”   怀 真 挚 的 感 情 ,无 私 地 奉 献 了 自  二 烈 士 墓 碑 ) 早 在 1 4 9 6年 国 民党   斗 转 星移 ,一晃 近 2 0年 过 去   己 的  血 。   反 动 派 进 攻 我 苏 北 根 据 地 时 遭 到  了 , 共 产 党 人 李 一 氓 走 了 。 但 老  老 据 原 淮 阴 县 党 史 办 的 工 作 人   他 们 破 坏 了 。后 来 的 这 块 石 碑 不 知   人 家 以 实 际 行 动 维 护 历 史 真 实 面  

员 回忆 , 得 知 自 己 曾 经 战 斗 过 的  道 谁 搞 的 , 出 现 了 这 么 几 处 错 误 , 在

  淮 阴革 命 老 区要 来 人 , 老 便 早 早   早 就 该 改 正 嘛 。 ”说 着 老 人 戴 上 老   李 地在 家 中等 候 。来 访 者 进 入 客 厅  花 眼镜 ,对碑 文逐 字 逐 句过 目,   还

目的 严 谨 态 度 , 励 着 后 人 。 激   值 此刘 老庄 战斗 6 5周 年 纪 念  

日来 临 之 际 , 们 怀 着 十 分 崇 敬 的  我 后 , 用 浓 重 的 四 川 方 言 说 :“ 天   不 时 地 和 在 一 旁 的谢 冰 岩 磋 商 。鉴   心 情 , 以 此 文 缅 怀 为 国 捐 躯 的刘   他 今 谨 气 温 高 , 们 脱 掉 外 衣 吧 。 现 在 我   于 李 老 亦 已年 迈 多 病 , 新 书 写 原   老 庄 八 十 二 烈 士 、 共 产 党 人 李 一   你 重 老 也 是 个 老 百 姓 了 , 你 们 可 以 随 便   稿 已力 不 从 心 ,谢 老 想 出 个 主 意 , 氓 同 志 。    

些 , 要 讲 究 !”。李 老 和 蔼 可 亲 的  用 硬 纸 剪 成 方 片 , 李 老 一 个 字 一   不 让

附 上 李 一 氓 当 年 为 淮 阴 刘 老  几 句 话 语 , 下 子 拉 近 了 与 来 访 者   个 字 写 , 后 再 拼 出 来 , 而 再 现   庄 八 十 二 烈 士墓 修 订 的 碑 文 。 一 然 从   之 间 的 心 灵 距 离 , 来 访 者 原 有 的  当 年 刘 老 庄 八 十 二 烈 士 惊 天 地 、   使 泣

些 紧 张 心 情 顿 时 消 失 得 无 影 无  鬼 神 的英 勇壮举 。纸 片上 的字 , 虽 

淮 阴八 十 二 烈 士 墓 碑 记  14 9 3年 3 月 1 日拂 晓 , 从 淮   8

阴 城 开 出 一 支 国 际 强 盗 的 军 

踪 。他 们 快 速 地 环 视 了 李 一 氓 老 前   然 字 写 得 有 点 歪 , 号 也 画 得 没 有   句

辈 , 见 他 身 着 一 般 百 姓 常 穿 的 蓝   当 初 那 么 圆 , 老 人 家 那 种 对 历 史  只 但

色 中 山 装 ,稀 疏 而 短 短 的 银 发 ,   负 责 、 后 人 负 责 的 高 度 责 任 感 和   饱 对

队 — — 日寇 , 七 师 团 的 三 个 步 兵   十

经 风 霜 的 面 容 , 现 出安 宁 慈 祥 的  呈 老 者 模 样 。只 是 那 一 双 炯 炯 有 神 的  眼睛 ,显示 出非 凡 的刚毅 和 智 慧 。   尽 管年 岁 已高 , 不 失 当年 驰骋 沙  仍 场 的宿将风度 。  

严 肃 认 真 、 丝 不 苟 、 心 致 志 的  一 专

的  。  

大 队 , 个 骑 兵 大 队 ; 备 有 野 战  一 配 忘 我 精 神 , 深 打 动 了 在 场 每 个 人   炮 、 机 枪 , 了 老 黄 河 、 河 向  深 重 过 盐

北 , 子 样 的 扫 荡 过 去 , 直 扫 到  梳 一

涧 河桥 、 老 庄 。 刘  

时 问 在 不 知 不 觉 中 流 逝 。李 老  

把 改 定 后 的 文 稿 又 从 头 到 尾 审 看  刘 老 庄 , 春 天 , 通 沟 在 庄  在 交 当 “ 乡 人 ”说 明 请 李 老 修

订   了 一 遍 , 锤 定 音 地 说 : 就 用 这 个   子 里 伸 出 来 , -o 壕 式 的 弯 曲 . 家 一 “ g兵 不 

42/20 0 8年第 3 期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口述历史 

知 去 向 ; 着 土 地 庙 , 着 持 枪 的  傍 站

哨 兵 。战 士 , 弹都 上 了 膛 , 枪 都  枪 机 褪 了枪 衣 , 手 榴 弹 都 挂 在 身 上 , 但 

态度 是 闲 散 的 。 这 位 置 是 一 个 连 ,  

A r ch i es a n d  C o n stru cti n   v o

死 。八 十二 个 , 十一 个 , 十个 , 八 八  

七 十 九 个 , 十 八 个 , 个 一 个 的  七 一

三 年 后 的 3 月 1 日 , 刘 老  8

庄 , 依 然 是 春 天 , 就 在 那 断 绝 的 

交 通 沟 旁 边 , 已 经 长 起 了 一 个 方 

递 减 到 不成 为 连 。两 个排 , 个 排 , 一   两 个 班 , 后 还 不 到 一 个 班 ; 天  最 整

圆 几 里 嫩 黄 的 柳 围 。 在 柳 围 的 中 

新 四 军 第 三 师 第 十 九 团 第 二 营 第 

的 战 斗 , 天 的射 击 , 下 来 的人  整 剩 和 剩 下 来 的 子 弹 , 后 还 不 到 供 一  最 英 勇 的 牺 牲 下去 。  

心 , 高 高 的 堆 起 了奉 安 中 国 人 民 

烈 士 的 山 陵 。 在 山 陵 的 正 面 , 洞  开着 一 个大 书

的墓 门。  

四 连 , 连 长 白 思 才 、 导 员 李 云  从 指

人 。  

亦  鹏 到 司 号 员 、 事 员 一 共 八 十 二 个  枝 枪 的 连 放 。 绝 望 的 牺 牲 下 去 , 炊

‘ 十 二烈 士之 墓 ” ‘ 八  

发 现 敌 人 ,肖兵 以 连 续 的 发 射   v 代 替 报 告 , 个 连 八 十 二 个 人 , 刻  一 立

进 入 了 交 通 沟 , 抗 ; 通 沟 是 断  抵 交

他 们 凭 了 什 么 有 这 样 一 股 不 

挠 、 屈 、 止 的抵 抗 力 量 呢 ? 不 不  

淮 阴现在 是胜 利 的和 平 了,   一 百 多 年 的 民族 怨恨 是 获 得 报 复 了 ,  

八 十 二烈 士 的英 魂是 应该 安 息 了。  

但 是 , 会 忘 记 的 , 士 们 的 亲 密  不 烈

等 到 一 条 交 通 沟 都 静 下 来 的 

时候 ,天 已经 同战 场 一 样 的 昏 暗 ,  

敌 人 才 敢 迟钝 的踏 向 交通 沟 的边 

绝的 , 能退却 , 抗 ; 一个连 , 不 抵 就  

没 有 友 邻 部 队 ,不 能 够 得 到 援 助 ,  

抵 抗 ; 越 的 敌 人 迅 速 的 完 成 了 几  优

的 同伴 ,还 在 山 海 关 的 长 城 外 , 为 

沿 。顺 着 交 通 沟 , 乱 的 躺 着 一 个 、 错  

两 个 、 个 … … 八 十 二 个 中 国 人 民  三

中 国 人 民 的 事 业 奋 斗 , 们 也 更 不  他

会 忘 记这 八 十二 个烈 士 , 为这就  因

重 包围, 能够退 却 , 抗 。 不 抵   再 不 是 春 天 ,再 不 是

闲散 , 而 

是 战 斗 , 卫 刘 老 庄 , 卫 自 己。 保 保  

战 士 , 一 个 都 染 洒 着 透 红 的 中 国  每

人 民 的鲜血 。 注视 一 下 , 有 一枝  没

完 整 的 短 枪 、 枪 、 枪 , 部 折 断  步 机 全

是他 们 最好 的榜样 。  

五 年 中 , 到 克服 淮 阴、 安  直 淮 后 为 止 , 与 三 师 的 同 志 们 , 同  我 共 工 作 , 同 负担 敌 后 抗 战 的 一 切 灾  共

敌 人 , 起 冲锋 , 次 , 效 ; 发 一 无  

两 次 , 效 ; 次 , 效 ; 次 , 效 ! 无 三 无 四 无  

了 , 碎 了 , 药 都 射 尽 了 , 榴 弹  炸 弹 手

敌 人 认 清 了 对 方 不 能 退 , 中 了 炮  集

通 沟 , 。 轰  

都 掷 光 了 。 敌 人 想 要 , 是 不 能 拿   难 , 不 能 不 回 忆 生 者 , 不 能 不  但 我 更

利 ”的 代 价 。 他 只 无 可 奈 何 地 搬 回 

尔什 维 克 的 敬 礼 1   14 9 6年 3 月 1 日 8  

火 , 一 百 门 , ; 向 着 蜿 蜒 的 交  走 一 枝 还 像 样 的 武 器 , 为 他 “   悼 念 逝 者 。 向 八 十 二 烈 士 , 致 布   上 轰 指 作 胜 我

这 个 连 , 十 二 个 人 , 拂 晓  八 从

他 自 己 极 丑 恶 的 黄 色 军 服 包 裹 着 

到 黄 昏 , 过 那极 端 紧 张 、 酷 、   的 法 西 斯 腐 臭 的 瘟 尸 二 百 几 十 具 , 度 残 饥  

成都 苏 淮安 2 301 2o 1  

李 一 氓 谨 记 

饿 、 壮 的 十 二 小 时 。只 有 枪 声 、 悲 炮 

这便 是他在 新 四军 面前应有 的 “   缴

( 者 单 位 : 安 市档 案 局 ,   作 淮 江

  弹 声 、 榴 弹声 ; 手 只有 鲜 血 , 扎 和  获 ” 挣

20 年第 3 / 3 08 期 4 

范文九:参加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有感 投稿:洪泸泹

参加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有感

4月6日,在公司的组织下,我们走进市教育实践活动实境课堂——新四军刘老庄纪念园,追思烈士丰功伟绩,汲取精神的营养和力量。先后观看了《砥柱》教育片、参观了革命烈士和革命史纪念馆、瞻仰了纪念碑、烈士墓、纪念广场、壮志亭,深受感触。

刘老庄战斗是抗日战争中一曲壮怀激烈、气壮山河的战歌。1943年3月18日,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第4连八十二勇士(这些战士大多经过战火的锤炼,有的还是爬过雪山、走过草地的老红军),他们决心以少抗多,拖住敌人,决不让我党政领导机关蒙受损失。同时,为减少村中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损失,四连指战员决定撤到村外开阔地与日寇决战。恼羞成怒的日寇集中了上百门山炮、迫击炮,向四连阵地整整轰击了5个多小时。四连勇士在弹尽粮绝,敌人炮火不停轰击的情况下,上好刺刀,决心与敌人血战到底。经过一场激烈的白刃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过大,四连勇士全部壮烈殉国,履行了神圣职责,维护了民族尊严。

偌大的革命烈士和革命史纪念馆中,一幅幅珍贵的照片、一个个逼真的场面,真实地再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近代革命史,也让我们认识了一个个为了光明而战的英烈们,他们为真理而战,用生命照亮了后人前进的方向,真是可歌可泣。战争时期党员们的鲜活事迹感染着大家,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曲曲时代的凯歌。他们大义凛然的气概,让每一位参观的人感慨不已。

也许,岁月能改变山河,但历史将不断证明,一种精神永远不会失落。也许,时间会冲淡记忆,但人们决不会忘记,为祖国牺牲的人们,他们的理想,他们的信念,使千万人的心灵为之震撼。也许战争的硝烟已离我们远去,但爱党、爱祖国的信念却始终没有改变。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是我在参观最深的感受。

在过去艰苦的环境中,烈士们能为革命献出宝贵的生命而不计较个人得失。在新时期,我们一定要更加珍惜今天所拥有的一切,一定要以先辈们为榜样,勇挑重担,攻坚克难。作为今世缘人,我们要学习弘扬革命先烈的崇高精神,对照刘老庄八十二烈士这面镜子,以 “三严三实”重要论述为标准,深刻查找自身存在的问题,深刻反思问题的根源所在,补精神之“钙”、除“四风”之害、祛行为之“垢”、立为民之制,努力实现自我革新、自我提高和自我改进,真正使思想得到升华、心灵受到净化、精神接受洗礼。同时,牢固树立“一切为了员工,一切依靠员工”的群众观念,强化作风建设,时刻铭记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讲党性、重品行、作表率,密切联系员工、广泛发动员工,真正让我们的思想、作风和行为都有新的改进和加强,努力取得经得起实践、员工和历史检验的成果。

今后的工作中,我要把握三点:1、坚决服从组织分配,做事情积极主动,冲锋在前,不讲报酬,不计得失,较好完成各项任务。2、工作中不怕苦、不怕累,面对困难能勇于克服,善于协作,绝不投机取巧、敷衍了事,更不能半途而废,欺骗领导,丧失做人的基本准则。要有大无畏的一种气概,把工作做实做好,吃再多的苦都不在乎。3、在工作中谋求创新,多进行生产课题研究,总结更多的微生物生长规律,把麸曲生产工作做得更好。

范文十:参观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 投稿:田箓箔

学校举行了“祖国发展我成长,红领巾寻访共和国英模”活动,这次活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参观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更让我深有感触。

  位于淮安市淮阴区北乡的刘老庄曾在1943年3月18日发生了一场敌我力量异常悬殊的战斗。我新四军三师十九团四连的82位勇士,为了挡住3000多日寇对我淮海区党政机关的突然袭击,进行了浴血奋战。为减少村中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损失,四连指战员决定撤到村外开阔地与日寇决战。经过一场激烈的白刃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过大,四连勇士全部壮烈殉国。但日寇妄图合围我淮海区党政机关的阴谋,也宣告失败。

  抗日战争胜利后,苏皖边区政府用砖石砌成陵墓,在墓碑上刻着:

  “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四连八十二烈士公墓”。此外,还设有一些纪念性建筑。

  我们一下车,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扇雄伟的大门,使人感到肃穆、庄严。走进园门,国内遍植苍松翠柏,青翠欲滴。走过一段绿树掩映的道路,就能看到一座高耸的纪念碑矗立在眼前,像一柄正义之剑,直指苍穹。

  来到了纪念碑前,只见“八十二烈士纪念碑”几个镏金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熠熠生辉。少先队员代表向纪念碑敬献花篮后,全体队员默哀一分钟,这时我的心很沉很沉,然后我们又高举右拳进行了庄严宣誓。在绕碑一圈的时候,我仔细看了看碑记,这时老师介绍革命先烈英雄事迹的话语又回荡在我耳畔,我的眼圈湿润了。革命先烈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与日寇英勇作战,为民族解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换来我们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我们一定要珍惜啊!

  参观完毕,离开烈士陵园,我们的车队渐行渐远。回望去,阳光下,绿色的园区格外宁静,纪念碑在我眼中越来越高,越来越大……

字典词典妨害社会管理秩序妨害社会管理秩序【范文精选】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专家解析】舌尖上的郑州舌尖上的郑州【范文精选】舌尖上的郑州【专家解析】民族区域自治法心得民族区域自治法心得【范文精选】民族区域自治法心得【专家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