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与英国的关系_范文大全

苏格兰与英国的关系

【范文精选】苏格兰与英国的关系

【范文大全】苏格兰与英国的关系

【专家解析】苏格兰与英国的关系

【优秀范文】苏格兰与英国的关系

范文一:英国警告苏格兰 投稿:刘鬗鬘

英国警告苏格兰:闹独立,没英镑

据路透社报道,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今日将警告苏格兰:如果投票独立,就不能再继续使用英镑作为官方货币。

奥斯本意在警告苏格兰:如果独立,没有英镑,苏格兰经济可能会陷入巨大风险。奥斯本将在今天格林威治时间9点开始发布主题为“苏格兰保住英镑及其带来的经济安全”演讲。他在演讲中将表示:“英镑是世界上最古老、成功的货币之一,英国经济是欧洲发达经济体中发展最快的。”

但是,独立公投领导人物称,此举也会使英国损失惨重。

苏格兰首席副大臣Nicola Sturgeon表示,如果说苏格兰不能使用英镑作为官方货币,苏格兰将拒绝分担英国高达1.2万亿英镑的政府债务。

据彭博新闻社报道,苏格兰第一大臣Alex Salmond在此前表示,在他的独立蓝图中,保留英镑是“常识性的认知”。

2014年9月,苏格兰将举行独立公投。英国已开展一系列活动“挽留”苏格兰。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月7日发表的演讲表示,苏格兰独立,将削弱英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1月7日,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也发表演讲,呼吁苏格兰放弃独立。他在演讲中称,苏格兰一旦独立,就无法享受英国的巨大外交网络。

据路透社此前报道,苏格兰皇家银行、劳埃德银行集团(Lloyds Banking Group PLC)等位于爱丁堡的主要金融机构已开始准备应急计划。应急计划主要部分就是如果苏格兰被迫退出货币联盟,将如何应对。

交易家

范文二:不是英国人,是苏格兰人 投稿:崔蹧蹨

身份认同的另一个例子

不是英国人,是苏格兰人

无论是英国人、不列颠人、联合王国人还是苏格兰人,在国名的不确定中,展示的是身份认同的不确定。一个人如何找到自己的国家认同?

文/陈漠

政治思想家伯纳德·克里克(Bernard Crick)说过这样一句话:“我是一个没有通用国名的国家的公民。”他出生于英格兰,一生在诸多英格兰大学里任过教,退休后搬去爱丁堡,就成了苏格兰议会的坚定支持者——众所周知,苏格兰议会的支持者意味着什么。

在我们的眼里,他和那个岛上的诸多居民一样,都是英国人。但在他们的世界里,这个词却有着非常复杂的含义。

在雅虎问答上,一个傻乎乎的美国大妞问:“为什么不列颠人(British)或者英格兰人(English)不能都叫做联合王国人(UKish)?就不能像意大利人

(Italian)那样有个通用的称呼吗?”有人立刻这么回答她:“我是英格兰人(English),因为我是英格兰来的(ENGLAND,用的是大写)。你说的那个概念从未存在过,我也决不会背弃我的传统。”

在人物传记电影《苏格兰飞人》(The Flying Scotsman,2006)有一个更有趣的对话。苏格兰籍的自行车选手格拉尔米·欧伯利在疯狂训练,一个人走近来看着他,说:“你们英国人真够疯狂的。”欧伯利对他怒目而视:“再叫我英国人,你就知道什么才是疯狂。”对方有些吃惊:“你看,我是巴伐利亚人,但我很自豪被称为德国人。你们苏格兰人、爱尔兰人经常都打架,你们就无法不这样,对吗?”

无论是不列颠人(British)、联合王国人(UKish)还是苏格兰人(Scots),在国名的不确定中,展示的是身份认同的不确定。一个人如何找到自己的国家认同?在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北爱尔兰这四位组成的联合王国中,苏格兰显然是最有趣的样本。

苏格兰性是什么?

哈利·波特风潮席卷全球,所有青少年都在感受浓浓的英伦风情,真抱歉,J.K.罗琳是苏格兰人。眼下最火的是《神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的BBC新拍版本,原著作者柯南·道尔,苏格兰人。

所以,我们这些外界之人对于英国(England)的想象都出自苏格兰人之手? 伏尔泰说过:“我们所有关于文明的想法,都在苏格兰。”翻翻苏格兰的历史名人录,会让人吓一跳。

亚当·斯密、休谟、彭斯、司各特、史蒂文森、弗莱明、邓禄普、瓦特„„几乎所有从工业社会以降的思想、文学、科技领域,苏格兰都留下了辉煌的一笔,而

这只是一个只有500多万人口的小国家,也难怪苏格兰人总是有那么强的自我认同。

要了解苏格兰人的自我认同,或者说苏格兰性(Scottishness),不得不提到以下这些要点:

1707年《联合法案》。苏格兰和英格兰共组联合王国——苏格兰人往往会说他们是唯一没有被打败而加入联合王国的。而国家元首伊丽莎白二世也被部分苏格兰人坚持称呼为伊丽莎白一世,因为他们认为英格兰有第一个伊丽莎白女王的时候,英格兰与苏格兰尚未合并,对于苏格兰人而言,现任女王才是他们第一个伊丽莎白。

宗教。苏格兰的新教长老会和英格兰的新教圣公会之间的龃龉。就不要再提爱尔兰的天主教和北爱尔兰的新教了,那就更复杂了。

族群。苏格兰和威尔士、爱尔兰一样,都是凯尔特人后裔,英格兰则是渡海而来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后裔。

语言。苏格兰语、盖尔语、苏格兰英语和英语。有笑话这样说,苏格兰人和威尔士人聊天,需要一个英格兰人做翻译。

阶层。圈地运动和工业革命的进程,苏格兰的农牧民阶层和英格兰的工业资本家阶层之间的斗争。

当然还有苏格兰启蒙运动。休谟和亚当·斯密对哲学、宗教、政治和经济的贡献,不仅对英国(也许我们应该称作联合王国)的外扩经济政策,乃至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起到了极大的影响。

也许还有地缘文化。“我最喜欢夏天了,这是一年中我最爱的一天”,这是典型的苏格兰笑话,从字眼里都能看到白茫茫的雪原。约翰·沃森曾说,苏格兰人听到一个笑话,会仔细分析这到底是不是个笑话,如果过了24小时,它仍然是个笑话,它才会被恭恭敬敬地转述,“苏格兰人的幽默历来是严厉无情的,因为他总是接触到生活悲惨的一面”,“在讽刺中,事物表现出似是而非、突如其来、苦乐并存、无法明察”。

在所有苏格兰性的表现中,我看到的最鲜明对比是对司各特和彭斯的分析。彭斯的诗歌创作被公认为定义了独特的苏格兰语言风格,给苏格兰的民族认同带来巨大凝聚力。而同为苏格兰伟大文学家的司各特却被评论为“优雅的北不列颠人(North Britain)”,他虽然也使用苏格兰方言,但同时也混用英语词汇,并摘录了大量的莎士比亚和斯宾塞——更重要的是,他跑去伦敦接受了爵士勋位,Sir Walter Scott!一个姓都是苏格兰的人,却是英格兰的Sir!

在球场上干掉英格兰

2011年6月21日,英格兰足总宣布,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将联合选拔参加2012年伦敦奥运会足球比赛的球员,一个前所未有的大不列颠队(Team GB)将横空出世。两个小时后,苏格兰、威尔士以及北爱尔兰三国足协就发表声明,没有这回事!苏格兰足协主席斯图亚特·里根还在推特上泄愤:“我们对Team GB毫无兴趣”。

足球是苏格兰性最有趣的表现形式,苏格兰人长期占领欧足联、国际足联的重要职位,而苏格兰球迷也赫赫有名——尤其是他们遭遇英格兰队的时候。

1977年,苏格兰队在温布利球场击败英格兰队,疯狂的苏格兰球迷冲进场内把球门、球网甚至草皮都割下来带回了家。当时效力英格兰队的特雷弗·布鲁金回忆:“球迷们冲进球场,我们穿的是英格兰球衣,可以想象我们是多么明显的进

攻目标,我是受伤队员之一。”1979年,苏格兰球迷的暴力事件导致伦敦地铁罢工。1985到1989年间,苏英之战场场大打出手。以至于1996年欧洲杯,当时的欧足联主席雷纳特·约翰森都在考虑是不是要故意将两队分在不同小组。 其实,在苏格兰境内,球迷们彼此之间也常常表现得不理智,这是他们赢得足球流氓称号的原因。格拉斯哥流浪者队和凯尔特人队,分别代表着新教和天主教、苏格兰和爱尔兰裔,这两队的德比以往都是要流血的。但当他们面对外国的时候,在格子裙军团的召唤下,又都变成了团结、友好、热情的苏格兰球迷。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两万多苏格兰球迷穿着格子裙打破了法拉利体育场的声音分贝记录,但他们和对手瑞典队的球迷却表现得十分友好。1992年欧洲杯,苏格兰球迷还因为良好表现赢得了欧足联的公平竞赛奖。

支撑着这一信念的是,对英格兰的一致反对。有意思的是,这种一致反对是为了让自己在外国人面前和英格兰球迷区分开,因为英格兰球迷也是国际赛场上声名远扬的足球流氓——我们不是“英国”足球流氓,我们是友善热情的苏格兰人。 苏格兰球迷得到公平竞赛奖的时候,《太阳报》(苏格兰版)和《每日记事报》纷纷报道:“我们是欧洲最好的”、“我们是顶尖的——这是官方认证!”。苏格兰媒体有意无意地通过对反面教材——英格兰球迷的区分,来强化民族认同感。《每日记事报》在1996年欧洲杯上有着更有意思的举动,它赞助了苏格兰队,“真正的苏格兰人读《每日记事报》!”与此同时,《太阳报》则报道“真正的苏格兰人被解雇了!”,指责《每日记事报》把工作岗位提供给伦敦。 在媒体的话语规训之下,苏格兰人、苏格兰性的概念被不断整合、界定,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球迷、什么样的球队、什么样的读物,这一切都被统一起来。身穿格子裙的球迷,也最终成为了苏格兰人的对外形象。

在理查德·吉利亚诺蒂的论著《是苏格兰球迷,不是英格兰流氓!》中,他提到苏格兰体育和苏格兰民族主义的关系相当令人费解,“与足球运动的纠缠为苏格兰人提供了一种‘顽固的民族神经症’,干扰了现代民族主义意识的发展”。新左派思想家汤姆·奈恩则直接说这是“政治性的精神分裂”。

真的不一起过了?

1998年,《苏格兰法案》通过,自1707年以来的首个苏格兰议会成立。这是时任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一手促成的,他希望以下放权力来终止苏格兰的独立进程。也许当时布莱尔还不知道新的苏格兰议会大厦是谁设计的——安立克·米拉耶斯,加泰罗尼亚籍。想想加泰罗尼亚和西班牙的关系,这真是个绝妙的隐喻。 不过更有意思的是,布莱尔本人就是苏格兰人,他的下一任戈登·布朗也是苏格兰人,再下一任也就是现任首相,戴维·卡梅伦的家族也来自苏格兰。苏格兰人说,我们最聪明的人都去伦敦了,剩下的只有猴子。

苏格兰网民很乐于寻找官员们穿格子裙的照片,布莱尔有不少,可是最值得他们骄傲的“我们最后的首相”布朗,却没有任何穿格子裙的照片。网民们悻悻地说:“也许作为英国首相,他不想强调他的苏格兰性。要是他选的话,倒是有对应的布朗格子呢。”——格子呢的花纹都对应着相应的家族。

实际上,这位不穿格子裙的首相才是直来直去的苏格兰性格,他还曾被主持人杰里米·克拉克森(就是Top Gear里那位著名毒舌)骂为“独眼的苏格兰白痴”。而那位常穿格子裙的布莱尔却是一位英格兰性格的政治操手,类似司各特那样的“新英格兰人”。

撇开这些去了伦敦的聪明人,剩下的猴子又干了什么呢?

苏格兰民族党在2007年成为苏格兰议会第一大党,2011年第一次控制苏格兰议会,接下来2012年1月,苏格兰首席部长亚历克斯·萨蒙德,也就是苏格兰民族党的党魁,向苏格兰议会提出了苏格兰独立的公民投票计划。

伦敦的反应居然是——首相卡梅伦接受BBC采访时说,希望苏格兰尽早就独立问题举行全民公投,“最好在18个月内举行”,不要拖到苏格兰民族党预想的2016年。而公投的问卷问题也不能是苏格兰民族党设计的“独立”、“不独立”、“下放更多的自治权”三个选项,只能是Yes和No两个选项。这样的回应可谓老辣,不给准备时间,不设中间地带,离婚了就别再找我。

实际上,每年英格兰、苏格兰媒体都会做各种各样的“统独”民意调查。不同媒体调查,数据都不一样,支持独立的苏格兰人总的来说在缓慢上升,但更有趣的是,支持独立的英格兰人却一直很多。《星期日电讯报》在2006年的调查,59%的英格兰人希望苏格兰独立;今年的数据是,43%的英格兰人希望苏格兰独立,32%不希望——你赶紧走吧,是这意思吗?

可是,当苏格兰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之后,苏格兰和英格兰之间的恩怨情仇就会消失了吗?苏格兰性还会以什么形式出现呢?足球,风笛和格子裙?

范文三: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古今关系 投稿:许緡緢

英格兰与苏格兰的古今关系

首先,无论是从种族还是历史上来说,苏格兰和英格兰都不是一回事。苏格兰人的祖先和爱尔兰人一样是凯尔特人,说的是来自凯尔特文明的古老语言,并且这种语言至今在苏格兰仍是官方语言。

苏格兰原来是主权独立国家,同样,英格兰也是,那个时候没有“英国”的概念,不列颠是地理而非政治概念。

后来在克伦威尔时期两国发生过战争,最终英格兰征服了苏格兰,两者合并成了一个国家(联合王国)。但是实际上这个国家是由英格兰主导的。所以两者之间是征服者和被征服者的关系。两者之间当然也没有什么友谊可言,现在虽然是一个国家,可他们是两个民族,两种文化.而且是死敌。

看过“勇敢的心”这部美国好莱坞大片的人都对苏格兰对英格兰之间的历史仇恨有些了解了,但如果不是亲身到苏格兰体验一下,很难理解苏格兰人至今对英格兰又恨又嫉又无奈的心情。苏格兰人历史上一次又一次反抗英格兰的征服,但最终还是因为人口太少,武器装备不如,不得不签下城下之盟。但倔强的苏格兰人口头上只承认当年是我们同意结盟的,死活不承认是被打败的。他们从心底里还是渴望完全独立的,但也知道那是太没有现实可能性的。然而他们还是尽可能的强调自己的独立性。现在他们有了自己独立的议会和政府,给那个“勇敢的心”里面的英雄,William Wallace以及其他“民族”英雄大造丰碑,广为宣传他们的事迹,甚至大力复苏早已不流行的苏格兰自己的文字。你到苏格兰火车站,都可以看到这些Celtic文字。在苏格兰的政坛上还是有一个十分活跃的SNP,Scotish National Party,他们的纲领就是要实现苏格兰的最终独立,他们的理想模式就是要像1990年斯洛伐克从捷克那里一样和平分家。现在苏格兰拥有自己的政府和议会,在内政上由自己选举的议会进行管理。

范文四:苏格兰会让英国陷入死循环? 投稿:莫仦仧

苏格兰会让英国陷入死循环?

2012年10月16日,在与苏格兰首席部长亚历克斯·萨尔蒙德签订《爱丁堡协定》后,卡梅伦返回伦敦。他气定神闲地接受电视采访说,将尊重苏格兰人民的意愿。不过他坚信,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符合双方利益。

这样的表态背后是有民意基础的。当时多个独立民意调查显示,支持独立的苏格兰民众比例在1/4到1/3之间摇摆,反倒是英格兰人支持苏格兰独立的比例更高。然而两年之后,卡梅伦或许就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了。随着公投脚步的日益临近,苏格兰脱离英国独立,这绝无可能发生的事情正在一步一步走向他所不愿意看到的梦魇。9月初的民调显示,支持独立的受访者自2013年8月以来首次超过了反对者。

这种转变与萨尔蒙德领导的苏格兰民族党加快推进苏格兰独立步伐不无关系。自2007年之后,工党和保守党在苏格兰地方议会选举中相互争斗沦为少数派,全国性政党在苏格兰几乎已无立锥之地,这无疑给了苏格兰民族党机会。在萨尔蒙德看来,独立是苏格兰的唯一出路,也是他毕生的追求。而目前苏格兰并没有享受到它所拥有的资源禀赋所带来的好处,特别是无法支配因北海油田所获得的收益。

540万人、三分之一的国土还有北海油田,这些资源一旦离去,英国的世界大国地位就会大打折扣,它在西方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也会大幅减弱,而卡梅伦也会因此“伟大的政绩”而永载史册。同时,这也会给英国政治带来巨大冲击。“国土沦丧”会让卡梅伦面临下台压力,而工党在失去苏格兰这个传统票仓后,与保守党对决的胜算也会降低。而地方性政党会借此扩大影响力,挤压保守党、工党等全国性政党在地方上的势力,逐渐改变英国的政治生态。对于尚未走出金融危机阴影的英国来说,它承担不起如此严重的后果。

当然,这并不是说苏格兰一定就能独立。最新民调显示,持反对独立的比例再次超过了独立的比例。不过这样的民调足以让卡梅伦政府紧张和忧心。因为即使苏格兰独立失败,萨尔蒙德也可以从伦敦手上狠狠敲上一笔竹杠,获取更多税收、社会福利自主权,扩大苏格兰自治权力。而这样的行动会在英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北爱尔兰、威尔士在受到刺激后都会以此为依据向伦敦叫板要求下放更多权力,英国就会陷入地方政治与中央政府恶性博弈的“死循环”之中。

其实,英国本土面临分裂危机并非是第一次。北爱尔兰新芬党曾经用武装斗争的形式展开脱离英国的运动。它的军事组织爱尔兰共和军在上个世纪十分活跃,制造了数以千计的谋杀、爆炸事件,导致数百人死亡,给伦敦造成了巨大困扰。英国花了大量精力推进北爱和平进程,这个过程持续了数十年,直至2005年爱尔兰共和军才最终放下武器,两年之后新芬党加入北爱地方自治政府。

北爱尔兰的分离势头被压下去了,苏格兰的却又起来了。按下葫芦浮起瓢,这凸显了英国治理体系的不畅。畸形的中央地方体制导致伦敦在每次与地方的博弈之后损失惨重。而如影随形的分离主义运动从未停歇,相伴着伦敦的大权旁落,大英帝国也变得越发没落。 

范文五:300年前苏格兰如何“嫁”入英国 投稿:周螕螖

300年前苏格兰如何“嫁”入英国

两国合并后的旗帜演变

作者:林爽喆

9月18日,苏格兰将举行公投以决定是否独立。历史上英格兰和苏格兰曾经是两个国家,直到1707年才合并。有人说,英格兰与苏格兰之间的联姻,“婚前”磕磕碰碰,“婚后”也不算恩爱。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他们当年为何要结合?本文就来回顾一下这场被称为“英国18世纪最大政治成就”的联姻。

1603年,由于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死后无人继位,她的表侄孙、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得到机会入主英格兰,改称詹姆斯一世,实现“王朝联合”,两国共主而分治。尽管苏格兰和英格兰拥戴同一位君主,但暗中的矛盾却在逐渐积累。1692年,苏格兰爆发叛乱。英王威廉三世要求所有苏格兰贵族向自己宣誓效忠。麦克唐纳家族因偶然原因没有在最后期限内宣誓,威廉三世便策划了一次屠杀,将麦克唐纳家族几乎杀光,引发苏格兰人强烈不满。

英格兰在确立资本主义政权后,开始进行迅猛的海外扩张。但威廉三世时期颁布的《航海法令》却不允许苏格兰人从事与英格兰殖民地的贸易。17世纪末苏格兰出现严重经济危机。为了摆脱危机,1695年,苏格兰成立非洲和东西印度群岛贸易公司,类似于东印度公司。当该公司在达连地峡(巴拿马附近)试图建立自己的殖民地时,遭到西班牙殖民军队的围攻,而英格兰居然袖手旁观。最终该公司损失惨重,许多苏格兰贵族血本无归。苏格兰国内的反英情绪达到顶点,决裂一触即发。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最先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是英格兰人。随着苏格兰与英格兰渐行渐远,苏格兰的亲法势力蠢蠢欲动,历史上遭到法国和苏格兰两线夹击的噩梦又开始浮现在英格兰政治家的脑海中。另外,苏格兰人骁勇善战,英国陆军中的骨干力量都是苏格兰人。如果苏格兰与英格兰彻底闹翻,那么英国将失去重要的战争资源。在这种情况下,英格兰人开始软硬兼施地试图让苏格兰人同意合并谈判。首先颁布《外国人法》,规定如果苏格兰拒绝合并谈判,那么在英格兰的苏格兰人将被作为外国人来对待,苏格兰某些商品向英格兰的出口会被禁止。这让苏格兰意识到脱离英格兰将面临严重的经济后果。

英格兰甚至直接出钱对一些苏格兰权贵进行贿赂。其中被收买的昆斯伯里公爵此前是亲法势力的支持者,但后来在苏格兰议会中发挥出巨大能量,积极提倡英苏合并。不少苏格兰人指责他出卖国家,英格兰人则称他是英雄。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苏格兰长期无法享受到英格兰经济大发展所带来的好处,所以反英情绪严重。如今英格兰突然慷慨起来,许多问题自然能得到解决。于是,1706年,英苏双方开始就合并问题展开谈判。英格兰做出巨大让步,终于换取苏格兰同意合并。根据最后协议,英格兰同意向苏格兰开放贸易及航运系统,苏格兰的税收负担将轻于英格兰。英格兰同意向苏格兰提供近40万英镑的资金作为“现金补偿”,其中

一大半用来补偿“达连事件”的受损者。苏格兰不再设立议会, 选派代表进入新的大不列颠议会。苏格兰的教会和法律制度保持不变。

1707年5月1日,苏格兰议会和英格兰议会联合组成大不列颠议会,标志着两国合并正式完成。合并的经济红利使苏格兰在18世纪中叶经济开始起飞。而英格兰免除了后顾之忧,放心大胆地与法国、德国争夺欧洲霸权,乃至世界霸权,最终成为“日不落帝国”。

范文六:【图】英国为什么不能没有苏格兰? 投稿:萧幄幅

智 课 网 雅 思 备 考 资 料

【图】英国为什么不能没有苏格兰?

苏格兰公投已经结束,这会英国首相应该乐开了花吧!作为英国,作为英国领导人,是不能离开苏格兰的!下面,小编将通过6张图告诉你英国为什么不能离开苏格兰。

Although only residents of Scotland can decide the outcomeof the referendum, a "Yes" vote will mean changes for the wholeof the UK - and one of the greatest will be to do with thephysical size of the country itself.

虽然能够决定独立公投结果的只是苏格兰公民,但如果独立公投成功,其将为整个英国带来变化,其中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国家领土面积。

And an already busy country would suddenly become muchmore crowded, statistically at least.

而且至少从数据上来看,英国这个本已十分拥挤的国家会一下子变得更加拥挤。

智课雅思秋季班正火热招生,拨打免费电话400-077-0188

获取优惠信息,9月报班最高可减4000元,还有千元礼包免费拿!秋季班详情 >>

Scotland contributes some £106.3bn of goods and servicesin "Gross Value Added" (GVA) - the key measure by which the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records regional economic output inthe UK.

苏格兰产品和服务的总增加值(GVA)为1063亿英镑,GVA是英国国家统计署记录区域经济产出的关键衡量指标。

The UK's total GVA, which was some £1,383bn in 2012,

according to ONS figures.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署数据显示,2012年英国总GVA大约为13830亿英镑。

The effect of Scotland - and its population - leaving the UKwould be a small increase in GDP per head of some £117.

苏格兰脱离英国将会让英国人均GDP小幅上涨117英镑。

The value of Scotland's exports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excluding that to other UK nations, accounted for some 7% ofthe UK total in 2012.

不包括英国其他地区,2012年苏格兰向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总额占英国出口总额的7%左右。

Scotland's 59 seats in Westminster would disappear if thecountry votes "Yes" in September, and this could have a drasticimpact on future governments.

如果9月独立公投成功,英国议会里来自苏格兰的59个席位将消失,这将对英国未来政府产生巨大影响。

Scotland has long suffered lower life-expectancy rates thanother parts of the UK, with social problems and pockets of severepoverty cited as factors.

由于社会问题和一些极端贫困情况的出现,苏格兰的人均寿命一直都低于英国其他地区。

Current UK figures show that men can expect to reach 78.7years and women 82.6 years.

目前数据表明,英国男性预期寿命达到78.7岁,女性达到82.6岁。But if Scotland left the effect would only be a small statisticalshift, with men gaining a potential extra 0.4 years (4.8 months)and women 0.3 years (3.6 months).

但如苏格兰独立,数据变化并不特别明显,男性预期寿命将增加0.4年(4.8个月),女性预期寿命增加0.3年(3.6个月)。

By comparison with the EU; life expectancy for men is

highest in Sweden, where men can expect to reach 79.9 years,while women live longest in Spain (85.1 years).

与欧盟国家相比,瑞典男性的预期寿命最长,为79.9岁,西班牙女性预期寿命最长,为85,1岁。

◆ 2014雅思考试信息查询

【 考试时间】 【报名时间】 【报考条件】 【报名流程 】

【 考试费用】 【在线抢位】 【模拟测试】 【历年真题 】

◆ 2014秋季雅思提分课程

快速提分 点这里 >>免费听课 戳这里 >>

范文七:苏格兰闹独立,英国怎么破 投稿:薛郕郖

近期,曾经显赫一时的英联邦国家内部,“独立”成了一个热门词汇。加拿大魁北克省独立公投刚刚结束,英国本土又开始上演独立公投。这次的主角换成了英伦三岛之一的苏格兰。独立问题由来

  历史上,苏格兰曾经是一个独立的王国。同处一岛的英格兰一直希望用武力征服苏格兰,双方纷争不断。1296年,苏格兰被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占领。1314年,苏格兰军队在班诺克本一役中大败英军,取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这场战役成为苏格兰人永远的骄傲。1603年,英格兰“童贞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去世,王位传给了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两国拥戴同一位君主,但在政治、宗教、法律、经济等方面保持独立。此后双方关系又几经波折,1707年,两国正式签署条约,合并成“联合王国”,苏格兰议会随之解散,与英格兰议会合并为单一的大不列颠议会。合并后,苏格兰要求独立的呼声从未中断。

  现代意义上的苏格兰独立运动起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在这一时期成立。20世纪70年代,英国在北海发现艾克菲斯和布伦特油田。从此,英国由石油进口国变成石油出口国。然而,苏格兰人并不满意英国借着联合王国的名义占有油田开发所取得的巨大利益。之后,苏格兰民族主义者不断发起抗争,希望在外交、军事、金融和经济政策上获得更多的自治权。 面对持续不断的苏格兰独立运动,上世纪80年代,英国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提出一个妥协方案,即允许苏格兰拥有地区议会,但是中央政府保留取消该议会的权力。1998年,英国政府公布了苏格兰法案。次年,苏格兰议会正式成立。苏格兰议会对苏格兰地方政务、司法、卫生、教育、经济等方面有一定的立法权和行政权。苏格兰民族党2011年在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随后便开始大力推动苏格兰独立公投。独立之心不死

  2013年3月21日公投日期刚刚宣布时,许多人都不以为意,觉得苏格兰独立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公投也就是走走过场,让苏格兰民族党对独立彻底死心。但以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为首的独立派紧锣密鼓的宣传活动却起了效果, “勇敢之心”果然还有不少吸引力,支持独立的人持续增加。

  11月23日,萨蒙德公布了对独立后的苏格兰的蓝图规划,那本标题为《苏格兰的未来:独立后的苏格兰指南》的667页的白皮书竟然一度畅销,至今已经卖出数万本。根据这份白皮书中的蓝图,苏格兰如果能在今年的独立公投中顺利过关,它将于2016年3月24日宣布独立;同时,白皮书预言,依靠丰厚的石油、天然气等资源作为支撑,独立后的苏格兰可望实现经济上的繁荣。

  2014年2月7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发表了充满激情的演讲,似乎是要借助伦敦奥运会的美好回忆和精彩魔力,请求苏格兰选民们在今年9月18日苏格兰独立的公投中投出反对票。 “我们只有7个月的时间来挽救历史上的这一伟大国家了。”他说,虽然独立与否的决定权完全在苏格兰居民们的手上,但对其他英国人来说,也大有影响, “这影响到我们大家的未来,所有的英国人都应该表达他们的意见。”他提到有人劝他不要加入辩论,但他无法保持距离,因为他太在乎了,他无法忍受这个国家的分裂,这也是他私人感情的牵挂,因为他的家族有苏格兰的血脉,卡梅伦这个姓氏起源于苏格兰西部高地,原意虽然是“歪鼻子”,但家族格言是“让我们联合起来”。

  2014年4月12日,苏格兰民族党领袖、政府首席部长萨蒙德在民族党春季会上发表讲话时表示,他相信在2014年9月举行的苏格兰独立全民公决一定能获得通过,苏格兰将成为独立的国家。双方都在向选民发出最后的呼吁。

  2014年5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支持独立的选民达42%,反对者占45%。两者的差距仅在误差范围内。这次公投的时间早在2012年1月10日便由苏格兰和英国政府一同决定。为了给公投提供法律框架,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和英国首相卡梅隆签订了《爱丁堡协定》。协定决定公投使用的唯一问题为“苏格兰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同意/我不同意”。最后的投票时间是2014年9月18日。三大原因造成分离

  苏格兰独立问题由来已久,但是近年来愈演愈烈,最后发展到独立公投,笔者认为有几个深层次的原因造成了这种局面的出现。

  首先是经济因素。苏格兰独立问题是个政治问题,但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一定社会的经济基础决定一定社会政治上层建筑的发展。所以,苏格兰独立问题的根源首先在经济方面。苏格兰在诸多经济问题上与英格兰存在冲突,例如英国最重要的北海油田有90%以上位于苏格兰境内,但丰富的石油收益并没有按这个比例分配给苏格兰财政,因此苏格兰人长期有着受“剥削”的感觉。而另一方面,苏格兰由于税率较低,经济欠发达,上缴的税收远不如中央的拨款,让英格兰人有“交税白养苏格兰”的感觉。双方互相指责,难免心生龃龉。此外,近些年欧洲的经济普遍不景气,制造业空心化日益严重,人口老龄化使劳动力不断减少,高福利政策使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造成国际竞争力不断下降,生产力也因此倒退,中央政府在经济领域对苏格兰的控制力日趋下降,于是在经济领域造成苏格兰独立问题的根源。

  其次是政治因素。在政治方面,英国对苏格兰独立问题重视不够。至少有两点是值得商榷的。首先,在把苏格兰纳入版图后,经济一体化方面做的工作不够。至今苏格兰仍然是英国比较落后的地区,经济结构中农业比例比较大,因此在经济领域缺乏统一的动力。工业,特别是重工业领域中除了造船和精密仪器制造,基本乏善可陈。其次,在苏格兰问题已经开始发酵后处理不是特别及时,坐看代表独立势力的党派发展并开展宣传,不能不说是一种失策。

  最后是文化因素。在把苏格兰纳入版图后,英国中央政府在文化领域消化这个战果做的努力不是很充足。长期以来,苏格兰被有意无意塑造成英国的另类,颇有些二等公民的意思。这种文化上的歧视长期潜移默化影响苏格兰人的意识与思想,并在独立公投的时刻开始发酵。此外,苏格兰独立有着深厚的历史背景,数百年前英格兰与苏格兰是两个独立的国家,随后英格兰通过战争与杀戮并吞了苏格兰,形成今天的联合王国。而苏格兰独立的情绪亦从此逐渐生根发芽,1995年著名电影《勇敢的心》中讲述的正是这段历史,在这部影片推动下,民间支持苏独的情绪日渐高涨。苏格兰独特的文化在这一过程中起到的作用是很大的。英国不会坐视不理   苏格兰独立问题闹到今天,可算是进入倒计时阶段。作为中央政府,英国政府是绝对不会坐视英格兰独立而不理的。对于联合王国政府而言,一旦英格兰独立成功,将会给大英帝国带来极大的损失。

  首先是经济方面的损失。如前所述,北海油田的90%位于苏格兰。近年来英国的经济不景气,其工业制成品在国际市场上遭到新兴工业化国家,特别是中国、巴西等国的激烈竞争,对能源的倚重日益增加。此外,北海油田的开发,特别是布伦特原油的开采对于维护伦敦金融贸易中心的地位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说,能源和金融现在是英国经济的支柱。近日,因为苏格兰独立问题的持续发酵已经引发英镑在国际汇率市场上的大幅波动,英国政府对于苏格兰一旦独立给英国经济带来的巨大损失心知肚明。

  其次是安全方面的损失。苏格兰地区有英军潜艇基地,也是英国大型战舰造船厂所在地。一旦苏格兰独立,将极大地削弱英国这个海洋国家的海上实力。更为严重的是将会威胁到英国的核安全。海基核力量是一个国家实施战略威慑、战略核反击的重要力量,直接关系到国家的生存与发展。由于海基核力量具有隐蔽性好、生命力高、机动性强的突出优点,在当今核战争危险不能完全排除的情形下,海军的核威慑能力是确保国家安全的基石之一。因此,重点发展先进的核潜艇,建设一支具有现代化作战能力的水下攻击力量,才能有效形成强有力的海上核威慑效果。苏格兰的法斯莱恩基地是英国到2022年之前唯一的专业潜艇基地,其最大能容纳16艘潜艇。按计划法斯菜恩还将作为7艘新型“机敏”级核动力攻击潜艇和4艘“先锋”级三叉戟弹道导弹潜艇的母港,目前“机敏”级潜艇正在建造中,其每艘耗资10亿英镑。英国的核力量全部部署在海上,一旦苏格兰独立,该基地就落入他国之手,英国的战略核力量何去何从将成为一个严重威胁英国安全的大问题。

  最后是政治方面的损失。苏格兰一旦独立,给英国带来的另一个巨大的损失就是为北爱尔兰的独立势力提供了良好的榜样,这种独立的示范效应将会在北爱尔兰产生更为强烈的独立愿望,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旦开始就很难停下。很难想象,失去了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联合王国会成什么样。

  由此可见,英国政府不会坐视苏格兰独立继续发展下去。临近9月18日的公投越来越近,民调显示赞成独立和反对独立的民众比例很接近。英国政府在此紧要关头必然会使出浑身解数来阻止苏格兰的独立。然而,摆在英国政府面前的难题有两道:一道是英格兰独立了,英国该往何处去?另一道就是英格兰没有独立,可是促使英格兰独立的因素却一个没有少,英国如何消除这些因素?英国的问题应该引起所有志在维护领土完整的国家的重视。

范文八:苏格兰、英格兰、威尔士、爱尔兰的关系 投稿:何椥椦

苏格兰、英格兰、威尔士、爱尔兰的关系

英格兰和苏格兰是两个王国,其实都是独立国家,只不过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死后无继承人,由她的侄子苏格兰国王詹姆士八世继承英格兰王国王位,称英格兰詹姆士一世。所以两个王国就共用一个国王了,于是干脆组成了一个联合王国,一起过日子,一直到现在。这种国家叫二元君主国,就像以前的奥匈帝国一样。

爱尔兰以前是个独立王国,被英格兰国王长腿爱德华一世灭了,从此成了英格兰王国的一部分。后来爱尔兰独立,但信奉新教的北爱尔兰地区选择了继续留在英国做自治领。

威尔士是一个大公国,附属于英格兰王国。以前的威尔士大公死后,长腿爱德华出兵攻占威尔士,遭到威尔士贵族的顽强抵抗。后来双方议和,长腿爱德华承诺,将选一个出生在威尔士的贵族担任威尔士大公,威尔士贵族同意了这一方案。结果爱德华一世直接把自己怀孕的老婆接到威尔士生孩子,册封自己的儿子当了威尔士大公。威尔士贵族们无可奈何,只能承认英格兰王国的宗主权。从此后英国王储的封号就固定是威尔士亲王。现在的查尔斯王子就是威尔士亲王。

爱德华一世绝对是现代英国的缔造者,他在位时,攻占了爱尔兰、苏格兰,收服威尔士,基本统一了现在英国全境。后来苏格兰因为华莱士起义和爱德华一世的去世重新获得独立,那是后话。但现在英国能占有北爱尔兰和威尔士,绝对是长腿的功劳。

范文九: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关系 投稿:崔嫗嫘

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关系

英格兰人的特点之一,就是不加思考地把“英格兰”跟“英国”混为一谈。这使得生活在他们岛上的其他民族大为恼火。听听有些英格兰人的说话,你会觉得苏格兰人和威尔士人仿佛并不存在似的,或者只是渴望加入某个始终掌握着自己天定命运的优等民族。英格兰人说话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如果你怀着民族主义情绪来读一读苏格兰历史,你就会发现,那个将该国和英格兰合并的《联盟法》是由受贿的苏格兰贵族签署的。在《清地令》发布将近两个世纪之后,苏格兰高地的人们仍然对“苏格兰大屠杀”义愤填膺。当时,许多家庭被逐出土地,让位于大规模的养羊业。一位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对我说,这是“欧洲最有效的种族清洗运动。它由英国化的同性恋部落首领和地主实施,由警察、军队、苏格兰教会和议员协助,开辟了欧洲最大的沙漠”。他接着声称,苏格兰岛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出了不成比例的巨大牺牲,得到的报偿却是在联盟中占有最高的失业率和移民率。“假如希特勒打赢了那场战争,他们的日子也许还会好过一点,至少不会仍然有人生活在今天那些败落的村子里。”他最后怒气冲冲地说。

„„

在二十世纪英格兰人学会了避而不对西印度群岛人或亚洲人进行概括,但仍然放肆地对他们的紧邻下了全面的结论。有一首儿歌这样唱

道:

塔菲(英格兰人给威尔士人起的绰号——willswindsor注)是个威尔士人,塔菲是个小偷;

菲闯进我家,偷走一块干酪;

我去了塔菲的住所,塔菲他不在屋,

塔菲闯进我的家,偷走一块排骨。

此首儿歌已经从大多数儿童文学选集中删去,但你仍能在旧书店里找到它。它最初指的兴许是从威尔士越过英格兰边界的突击队。然而,即使在这比较敏感的时代,英格兰人仍把威尔士人描绘成一个花言巧语,表里不一,夸夸其谈,假作多情的民族。

英格兰的电视肥皂剧里充斥了此类陈词滥调。1997年,《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电视批评家,抨击了这种现象,并且断言,“威尔士在各个方面都受到歧视。我们都知道威尔士人是喋喋不休的伪君子,道德败坏的骗子手,发育不良、心地狭窄、又黑又丑、生性好斗的小侏儒,因为他们不过是联盟中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他发现,许多威尔士人对此感到很反感,他们把文章交给了一个名叫辛格的负责种族平等的威尔士专员。

英格兰人对苏格兰人的歧视就不是那样污辱人格。他们嘲笑苏格兰

人气量不大,心情忧郁。沃德豪斯说,“区分心里气恼的苏格兰人和一缕阳光并不困难。”

„„

当然,两套说法之所以存在,理由很简单,它们有可能都是真的。但是,英格兰人对邻居的看法,也必定反映出他们自己的某些方面。苏格兰和威尔士实际上都是被英格兰强行占领的。然而,苏格兰人表面上是作为平等伙伴入伙的,亲眼目睹他们的:国王一一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一一成为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虽然他们有些人依然感到很生气,现在的女王被称作伊丽莎白二世:苏格兰人从来没有过伊丽莎白一世)。他们过去和现在都保持独立的司法和教育制度以及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传统。

而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关系从来不是平等伙伴的关系。15世纪初,欧文·格伦道尔揭竿而起,反对殖民者。叛乱被扑灭以后,那个公国成了英格兰的一块属地。亨利八世兴许废除了禁止威尔士人在英格兰拥有土地的惩罚性法律(那些法律是在格伦道尔起义以后出台的),但是,尽管他的血管里流淌着威尔士人的血液,他仍然要求那些在威尔士担任公职的人使用英语。威尔士人不顾约束,继续在内部使用自己的语言。因此,直到19世纪80年代,四个威尔士人当中估计仍有三个人愿意讲威尔士语。鉴于这个因素,他们本应更有可能而不是更无可能成为自己的主人。

然而,关键问题是,他们没有可与爱丁堡相比的都城,也没有独立的司法、教育或(直到实行新教教义的时候一一可是到了回那个时候,一切已经为时太晚)宗教机构。

„„

最瞧不起苏格兰人的著名英格兰人要算是约翰逊博士。他认为,“看到苏格兰,你就看到了一个更加糟糕的英格兰。”当他被告知苏格兰“有许多人有望成为高尚和非凡的人”的时候,鲍斯韦尔记录下了他的回答:“我认为,先生,你们确实有许多这样的人,”那位伟人答道。“挪威也有这样的人;拉普兰以出大量这样的人而著名。不过,先生,我要对你说,苏格兰人向来看到的是,只有沿着通往英格兰的康庄大道前进的人,才最有希望成为高尚的人。”连约翰逊本人也解释不清自己的偏见。然而,苏格兰人可以聊以自慰的是,他们至少还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约翰逊只能找出一句话来回答鲍斯韦尔有关威尔士的问题:威尔士“跟英格兰没有太大不同,游客们别指望在那里看到任何新鲜东西”。

„„

威尔士人和苏格兰人的雄心在很大程度上是跟英国和大英帝国连在一起的。结果之一,两者的民族主义事业都没有远远超出“我们痛恨

英格兰人”的阶段。凡有一个苏格兰和威尔士民族主义领袖跟欧洲其他国家建立起协调一致的关系,那么就有一千个人只是把对英格兰人的憎恨闷在心里。他们仍然处于后来成为第一任爱尔兰共和国总统的道格拉斯·海德在一个世纪以前所描述的阶段对英格兰怀着“隐约不明、持久不变的敌意”。结果,“英格兰昌盛的时候他们就难过,英格兰受挫的时候他们就高兴”。有一位著名的苏格兰记者甚至把跟英格兰进行板球比赛一一天哪,偏偏是板球比赛一一的外国球队称为名誉苏格兰人。于是,西印度群岛队成了黑皮肤的苏格兰人,印度队成了深褐色皮肤的苏格兰人,澳大利亚队成了乱七八糟的苏格兰人,新西兰队成了乱七八糟的、星期日关门的苏格兰人。

按照如此生动的方法来看待世界,谁赢都没有关系,只要英格兰队输了就行。有一位在船上度假的苏格兰朋友想要知道199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的最新情况,便驶入苏格兰西南部的小海港斯特兰拉尔。他走进一家酒吧,观看英格兰队和德国队之间进行的半决赛。加时赛以后,双方踢成一比一平。以点球决定胜负的时刻快要结束的时候,英格兰队中卫加雷思·索思盖特的点球被德国队门将扑出,从而结束了英格兰队的欧洲锦标赛冠军之梦。“酒吧里一片欢腾,”他回忆说:“角落里坐着一个老头儿。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我们互相接吻。我们就如此希望英格兰人惨遭失败”。

范文十:英国应对苏格兰独立公投攻心策略分析 投稿:董囜囝

TheoryResearch

学★★理★★论

英国应对苏格兰独立公投攻心策略分析

陈月丰江平原,

(广州军区75906部队,广州510540)

英国直接面临国家分裂危机和更多层面的损失。面对摘要:前不久,苏格兰经多年努力终于迎来独立公投,

有效引领和主导了苏格这一挑战,英朝野各界通力合作,利用民族感情、经济民生、媒体舆论等因素大做文章,

兰民心所向,达到削弱独立阵营现实影响、争取更多民众支持的目的,英国也借此得以继续维持国家统一。

独立公投;民意;卡梅伦关键词:苏格兰;

中图分类号:D033.2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2-2589(2015)03-0024-02

苏2014年9月7日,英国尤戈夫调查公司民调显示,格兰地区独立阵营支持率首次超过反独阵营两个百分点,

立即引起英国朝野一片恐慌,苏格兰独这一结果一经公布,

其轰动效应不断外溢,进而成为国际立公投问题迅速发酵,

计票结果显示,反社会的关注热点。至9月18日公投结束,

对独立与赞成独立得票分别为55.42%和44.58%,独立阵营酝酿已久的图谋被挫败,苏格兰民族党领袖萨尔蒙德宣布辞职,英国得以继续保持国家统一。在至关重要的决定国家未

综合施策、全来命运的十多天时间里,英国朝野反应迅捷、

面出击,有效影响和争取了苏格兰民众。纵观这次英国应对苏格兰独立公投全过程,主要运用了以下五种攻心策略。

一、协力控局,齐打“国家牌”当前,英国联合执政的保守党、自由民主党与在野党

政见分歧颇大,相互掣肘屡见不鲜,工党,平时朝野矛盾、

存在是否脱离欧盟的重并且还面临明年大选的直接竞争,

各党暂时抛开矛盾大分歧,但面对国家利益和统分抉择,

分歧,统一观念,一致反独。前两年时间内,苏格兰地方政府曾先后三次提议,要求下放更多权力,由于政党间难以协调达成共识,均被卡梅伦政府予以拒绝。但英国朝野这次却一反常态,尤戈夫民调公布仅12小时后,财政大臣奥斯本便公开宣布,各党已取得一致共识,只要未来国家继

福利等方面给予苏格兰地方政府续维持统一,将在税收、

反应之快捷、让利幅度之大都超乎苏格和民众更多权力,

为维护国家统一,兰民众想象,同时也更令外界感到惊异。

自由民主党党魁克莱9月10日,保守党领袖首相卡梅伦、

分头参加助选活动,面格、工党领袖米利班德齐飞苏格兰,

对面劝说民众放弃独立。三人还于9月15日共同签署保

保证将给证协议,公开承诺在苏格兰放弃独立的前提下,

予苏格兰地方政府和民众更多权力。首相卡梅伦演讲中所说“关心我的国家超过关心我的政党”,俨然已成为各党的迅速推出共同诉求,从而有效实现空前团结并协力控局,

“史无前例”的一揽子权民众关心的自治权和经济实力等

关键时刻在统独力下放计划,从而成功争取苏格兰民心,

为反独阵营最终胜出发挥抉择的天平上加上了重要砝码,

了关键作用。

善打“情感牌”二、低调蓄势,

苏格兰虽并入英国已有三百多年之久,但历来却是一个崇尚自由与独立的民族,并入英国前曾多次反抗其侵略,从未被其彻底征服,反而以骁勇善战、英勇不屈著称于世,并涌现过华莱士这样被后人反复赞颂的不屈斗士。这

取“软”,不次应对苏格兰独立公投,英国政府主动弃“硬”

力采取强硬措施正面施压,而是同样在程序内拉低姿态,

求以情动人、以情收心。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登基数十年来,

独立阵营也曾表示独立后可在英伦三岛民众中威望颇高,

形成两国共奉一王的态以继续尊女王为苏格兰国家元首,

声明不干预政治、不介入势。女王虽恪守其一贯超脱立场,

公投,9月14日却有意向媒体透露“希望大家非常慎重地考虑一下未来”,委婉暗示其倾向于维持现状。为进一步挽留苏格兰民众,公投前夕,卡梅伦再次专程赶赴苏格兰阿伯丁进行公开演讲,先后表达“请不要让这个家庭四分五

甚至数裂”,“全心全意地请求你们留下”,全程真情流露,

利用个人影度哽咽。前首相布朗连续六天深入民众走访,

响对尚未确定倾向的中间民众进行面对面动员。前首相布

北爱尔兰等要员也纷纷通过各种形莱尔和伦敦、威尔士、

式发声,恳请苏格兰留下。英国诸多政要着眼国家统一大

恳切的言辞、真挚的情感表达挽留局,坚持以低调的姿态、

深情、倾听民众心声,既避免了高压手段可能招致苏格兰民众反感甚至激发历史阴影的不良后果,又以便于接受的方式对民众施加了情理兼备的心理影响,让苏格兰民众从

。情感上、理智上趋于认同“在一起更好”

收稿日期:2014-11-18

(1981-)本科,从事心理学基础理论及对外宣传研究;陈月丰(1987-)河北作者简介:江平原,男,湖南永州人,研究员,,男,

邢台人,研究员,硕士,从事“一国两制”及对外宣传研究。

字典词典银河三千丈一银河三千丈一【范文精选】银河三千丈一【专家解析】私募基金考试私募基金考试【范文精选】私募基金考试【专家解析】名人传贝多芬传概括名人传贝多芬传概括【范文精选】名人传贝多芬传概括【专家解析】